澳大利亚初创公司让零钱投资加密货币成为可能

公司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8-09-09 13:47 • 来自相关话题

Bamboo是一家位于澳大利亚珀斯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该公司为用户提供了投资加密货币的便捷机会,即使用电子交易的零钱进行加密货币微投资。

Bamboo表示,将通过app增加投资机会,加强用户对带来金融方式重大变化的这项新技术的理解。
 
Bamboo会从用户电子交易中获得零钱,使用与Raiz Investment app(以前称为Acorns)非常相似的策略,投资比特币、以太坊和其他加密货币投资组合。

该app今年晚些时候将在澳大利亚和美国上线,但是公司没把目光局限于西方市场,而是已经在展望发展中国家蕴含的市场潜力。据首席执行官Phil George称,公司还计划把微投资(micro-investment)服务扩展到商品和房地产,同时发展中国家的年轻科技精英和不断增加的流动人口也有巨大价值。


原文:Australian Startup to Enable Users Invest in Crypto with Spare Change
作者:David Hundeyin
编译:Allx  查看全部
Australia-coins-760x400.jpg


Bamboo是一家位于澳大利亚珀斯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该公司为用户提供了投资加密货币的便捷机会,即使用电子交易的零钱进行加密货币微投资。

Bamboo表示,将通过app增加投资机会,加强用户对带来金融方式重大变化的这项新技术的理解。
 
Bamboo会从用户电子交易中获得零钱,使用与Raiz Investment app(以前称为Acorns)非常相似的策略,投资比特币、以太坊和其他加密货币投资组合。

该app今年晚些时候将在澳大利亚和美国上线,但是公司没把目光局限于西方市场,而是已经在展望发展中国家蕴含的市场潜力。据首席执行官Phil George称,公司还计划把微投资(micro-investment)服务扩展到商品和房地产,同时发展中国家的年轻科技精英和不断增加的流动人口也有巨大价值。


原文:Australian Startup to Enable Users Invest in Crypto with Spare Change
作者:David Hundeyin
编译:Allx 

Coinbase CEO:五年内数字货币生态系统中人数将增长至10亿

观点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8-09-09 13:43 • 来自相关话题

据科技博客网站TechCrunch 9月7日报道,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首席执行官Brian Armstrong预测,加密货币生态系统中的人数将在未来5年内从目前的4000万增长到10亿。

在接受TechCrunch采访时,Armstrong表示加密生态系统和数字货币的总量将会大幅增长,这要归功于那些开发自己的代币的商业组织。据报道,这些代币将作为替代投资系统同股票一起发挥作用。Armstrong解释道:

“任何有股权结构表(Cap table)的公司都应该发行自己的代币,这是有道理的。每一个开源项目、每一个慈善机构、可能每个基金或者新型去中心化的组织和应用程序,都将拥有自己的代币。”


Armstrong认为监管问题是实现他愿景的关键因素之一,并称之为一个“悬而未决的大问题”。他指出,大部分代币是否会被认作证券还有待观察,但Coinbase确实“觉得这些代币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有价证券”。

Armstrong补充说,Coinbase可以在“几年内”托管数百种代币,未来可能会增加到数百万种代币。

为了成为一家受全面监管的经纪交易商,并在未来“提供包括加密货币证券交易、保证金交易和场外交易在内的服务”,Coinbase除了收购Venovate Marketplace, Inc.和Digital Wealth LLC之外,还收购了证券交易商Keystone Capital Corp.。此次收购可以帮助该公司未来向非加密货币金融产品领域扩张。


原文:Coinbase CEO Brian Armstrong: 1 Billion People Will Be in Crypto Ecosystem in 5 Years
作者:Ana Alexandre
编译:Libert 查看全部
201809080604194812.jpg


据科技博客网站TechCrunch 9月7日报道,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首席执行官Brian Armstrong预测,加密货币生态系统中的人数将在未来5年内从目前的4000万增长到10亿。

在接受TechCrunch采访时,Armstrong表示加密生态系统和数字货币的总量将会大幅增长,这要归功于那些开发自己的代币的商业组织。据报道,这些代币将作为替代投资系统同股票一起发挥作用。Armstrong解释道:


“任何有股权结构表(Cap table)的公司都应该发行自己的代币,这是有道理的。每一个开源项目、每一个慈善机构、可能每个基金或者新型去中心化的组织和应用程序,都将拥有自己的代币。”



Armstrong认为监管问题是实现他愿景的关键因素之一,并称之为一个“悬而未决的大问题”。他指出,大部分代币是否会被认作证券还有待观察,但Coinbase确实“觉得这些代币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有价证券”。

Armstrong补充说,Coinbase可以在“几年内”托管数百种代币,未来可能会增加到数百万种代币。

为了成为一家受全面监管的经纪交易商,并在未来“提供包括加密货币证券交易、保证金交易和场外交易在内的服务”,Coinbase除了收购Venovate Marketplace, Inc.和Digital Wealth LLC之外,还收购了证券交易商Keystone Capital Corp.。此次收购可以帮助该公司未来向非加密货币金融产品领域扩张。


原文:Coinbase CEO Brian Armstrong: 1 Billion People Will Be in Crypto Ecosystem in 5 Years
作者:Ana Alexandre
编译:Libert

V神提出的加密货币七宗罪:人性的贪婪

观点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8-09-09 13:38 • 来自相关话题

在接下来的系列文章中,BTCManager将详细介绍由以太坊联合创始人V神所提出的七个问题。这七个问题是这个蓬勃发展的生态系统的最相关特征。这些问题涉及到了从挖矿(如本周的专栏文章所述)到治理的方方面面。该系列的灵感来自于V神和一个名为“Mars Finance Global Family”的微信群之间展开的讨论。

本篇文章为该系列的第六部。你可以查看该系列的第一部、第二部、第三部、第四部和第五部。

 
众多垄断型企业的出现
 

社会经济学认为:随着规模市场的持续增长,不道德行为的回报也会随之增加。全球公司仅在2018年上半年就花费1.2万亿美元进行并购,以实现更大规模的运营效率。

加密货币领域也不例外,像Coinbase这样的公司花费了数亿美元进行收购和开发,成为了一家受SEC监管的交易所。Coinbase在博客中写道:

最终我们可以设想:我们甚至可以与监管机构合作,对现有的证券进行分类,为这一领域带来基于加密货币市场的好处——比如全天不间断交易、实时结算和产权链。


比特大陆也在寻求增长。通过申请14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这家公司希望成为矿业领域的一个中心化参与者,他们也完全有可能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重要参与者。

日本大型电子商务公司乐天株式会社(Rakuten)正在收购一家比特币交易所。为了成为亚洲的下一个“亚马逊”,乐天株式会社已经建立了一个“区块链实验室”,并正在P2P支付领域和各种其他支付服务领域做出大动作。

 
中心化风险
 

中心化的问题在于它带来了巨大风险。

首先,考虑加密货币时的最重要问题是审查制度。美联储已经在政府的要求下对社会实行审查制度,美国央行和司法部通过充当货币体系的把关人来对社会施加控制。

美国国务院的“专家”Morgan White就曾说过,政府应该设计一种网络武器来摧毁加密货币:

或许是时候设计出一种新的网络武器了。我们应该考虑通过它来摧毁加密货币。


任何时候,一旦一个系统变得更加中心化,风险就会上升,一个作恶者可能会损害数十亿人的利益。因此,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去继续追求其原始精神是至关重要的,以免它成为社区的失败点。

由于工作量证明(PoW)的共识机制,它的规模经济已经产生了价值50亿美元的挖矿行业,不幸的是在流行一段时间以后它开始逐渐走向中心化。不仅如此,人们还指出了51%攻击的风险。

有鉴于此,V神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基于权益证明(PoS)的货币(如Dash、EOS和以太坊Casper)如何能够避免中心化的风险?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在Reddit的一篇帖子中,一位用户详细描述了中心化将如何导致PoS系统出现问题。虽然编程已经纠正了这种情况,但还存在作恶者拥有一定数量代币并控制网络的风险。

目前仍有大量的理论攻击载体可能会危及PoS加密货币,但最新的编程似乎减轻了各种代币中的许多此类载体。

以太坊的下一代代码Plasma和Casper将共同努力防止任何中心化的攻击。任何由一个作恶者执行的攻击都将产生有与之相关的重大代价,从而使其丧失攻击的动机。此外,如果攻击真的发生,那么以太坊所的开发团队可以快速启动编程更改,这与微软发布安全更新的方式非常相似。

Dash一直因其“Masternode网络”而受到批评。然而,由于4700个主节点在全球范围内运行,攻击Dash网络将是复杂和昂贵的。正如Reddit上的用户“Solarguy2003”所解释的:

假设你是一个作恶者,你手里有很多钱。您决定通过购买2400个Masternodes进行51%攻击。首先,如果币价没有上涨,这将需要12亿美元,前提是币价没有变化。但在现实生活中,想要进行51%攻击,至少要花费120到1200亿美元。


EOS由于只有21个超级节点来负责生产区块而饱受批评。这21个节点由EOS代币持有者通过投票选出。EOS的最大股东是是它的创造者Block.One,他们参与了投票并成为了超级节点。

即使作恶者不能从内部攻击,他们也可能试图从外部攻击系统。尽管开发人员对加密货币的下一代基础设施系统抱有很大希望,但类似的开发人员花了大部分时间开发安全措施来对抗最常见的攻击。

那么,我们应采取什么措施来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呢?

 
对抗人性的贪婪
 

开发人员创建了越来越多的代码来抵御这些攻击,各种各样的系统也在被构建来抵御这些攻击。例如,APWG Cryptocurrency Working Group正致力于统一全球对网络犯罪的反应。他们是一个拥有超过2200个成员公司和机构非营利组织,致力于打击网络钓鱼和欺诈。

Group IB为加密货币提供全面的网络安全系统。许多财富500强公司已经使用了他们的服务,他们与国际刑警组织和欧洲刑警组织合作并保护了许多公司,包括12亿美元的WAVES的产品。

除了这些公司,一些组织也在研究使用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来打击欺诈行为。在最近的一项开发中,微软正在开发一种AI/ML工具来对抗医疗保健中的欺诈行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工具也可以被广泛使用。

随着行业的成熟,公司和组织很可能会继续实践他们最擅长的领域:通过中心化去控制区块链。许多加密货币的底层工具具有针对这些中心化风险的内置控制。重要的是,加密货币的社区会继续提倡去中心化的未来,因为这仍然是我们对抗人类贪婪的最佳方式。


原文:Vitalik Buterin’s Seven Deadly Crypto Sins: Centralized Proof of Stake
作者:Jefferson Nunn
编译:Captain Hiro 查看全部
Vitalik-Buterins-7-Deadly-Crypto-Sins-Part-6-What-are-the-centralization-risks-in-proof-of-stake-nvok12uaze9l0a6pz4gvadhftjl64zhkt1cn5uiuju.jpg


在接下来的系列文章中,BTCManager将详细介绍由以太坊联合创始人V神所提出的七个问题。这七个问题是这个蓬勃发展的生态系统的最相关特征。这些问题涉及到了从挖矿(如本周的专栏文章所述)到治理的方方面面。该系列的灵感来自于V神和一个名为“Mars Finance Global Family”的微信群之间展开的讨论。

本篇文章为该系列的第六部。你可以查看该系列的第一部、第二部、第三部、第四部和第五部。

 
众多垄断型企业的出现
 

社会经济学认为:随着规模市场的持续增长,不道德行为的回报也会随之增加。全球公司仅在2018年上半年就花费1.2万亿美元进行并购,以实现更大规模的运营效率。

加密货币领域也不例外,像Coinbase这样的公司花费了数亿美元进行收购和开发,成为了一家受SEC监管的交易所。Coinbase在博客中写道:


最终我们可以设想:我们甚至可以与监管机构合作,对现有的证券进行分类,为这一领域带来基于加密货币市场的好处——比如全天不间断交易、实时结算和产权链。



比特大陆也在寻求增长。通过申请14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这家公司希望成为矿业领域的一个中心化参与者,他们也完全有可能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重要参与者。

日本大型电子商务公司乐天株式会社(Rakuten)正在收购一家比特币交易所。为了成为亚洲的下一个“亚马逊”,乐天株式会社已经建立了一个“区块链实验室”,并正在P2P支付领域和各种其他支付服务领域做出大动作。

 
中心化风险
 

中心化的问题在于它带来了巨大风险。

首先,考虑加密货币时的最重要问题是审查制度。美联储已经在政府的要求下对社会实行审查制度,美国央行和司法部通过充当货币体系的把关人来对社会施加控制。

美国国务院的“专家”Morgan White就曾说过,政府应该设计一种网络武器来摧毁加密货币:


或许是时候设计出一种新的网络武器了。我们应该考虑通过它来摧毁加密货币。



任何时候,一旦一个系统变得更加中心化,风险就会上升,一个作恶者可能会损害数十亿人的利益。因此,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去继续追求其原始精神是至关重要的,以免它成为社区的失败点。

由于工作量证明(PoW)的共识机制,它的规模经济已经产生了价值50亿美元的挖矿行业,不幸的是在流行一段时间以后它开始逐渐走向中心化。不仅如此,人们还指出了51%攻击的风险。

有鉴于此,V神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基于权益证明(PoS)的货币(如Dash、EOS和以太坊Casper)如何能够避免中心化的风险?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在Reddit的一篇帖子中,一位用户详细描述了中心化将如何导致PoS系统出现问题。虽然编程已经纠正了这种情况,但还存在作恶者拥有一定数量代币并控制网络的风险。

目前仍有大量的理论攻击载体可能会危及PoS加密货币,但最新的编程似乎减轻了各种代币中的许多此类载体。

以太坊的下一代代码Plasma和Casper将共同努力防止任何中心化的攻击。任何由一个作恶者执行的攻击都将产生有与之相关的重大代价,从而使其丧失攻击的动机。此外,如果攻击真的发生,那么以太坊所的开发团队可以快速启动编程更改,这与微软发布安全更新的方式非常相似。

Dash一直因其“Masternode网络”而受到批评。然而,由于4700个主节点在全球范围内运行,攻击Dash网络将是复杂和昂贵的。正如Reddit上的用户“Solarguy2003”所解释的:


假设你是一个作恶者,你手里有很多钱。您决定通过购买2400个Masternodes进行51%攻击。首先,如果币价没有上涨,这将需要12亿美元,前提是币价没有变化。但在现实生活中,想要进行51%攻击,至少要花费120到1200亿美元。



EOS由于只有21个超级节点来负责生产区块而饱受批评。这21个节点由EOS代币持有者通过投票选出。EOS的最大股东是是它的创造者Block.One,他们参与了投票并成为了超级节点。

即使作恶者不能从内部攻击,他们也可能试图从外部攻击系统。尽管开发人员对加密货币的下一代基础设施系统抱有很大希望,但类似的开发人员花了大部分时间开发安全措施来对抗最常见的攻击。

那么,我们应采取什么措施来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呢?

 
对抗人性的贪婪
 

开发人员创建了越来越多的代码来抵御这些攻击,各种各样的系统也在被构建来抵御这些攻击。例如,APWG Cryptocurrency Working Group正致力于统一全球对网络犯罪的反应。他们是一个拥有超过2200个成员公司和机构非营利组织,致力于打击网络钓鱼和欺诈。

Group IB为加密货币提供全面的网络安全系统。许多财富500强公司已经使用了他们的服务,他们与国际刑警组织和欧洲刑警组织合作并保护了许多公司,包括12亿美元的WAVES的产品。

除了这些公司,一些组织也在研究使用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来打击欺诈行为。在最近的一项开发中,微软正在开发一种AI/ML工具来对抗医疗保健中的欺诈行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工具也可以被广泛使用。

随着行业的成熟,公司和组织很可能会继续实践他们最擅长的领域:通过中心化去控制区块链。许多加密货币的底层工具具有针对这些中心化风险的内置控制。重要的是,加密货币的社区会继续提倡去中心化的未来,因为这仍然是我们对抗人类贪婪的最佳方式。


原文:Vitalik Buterin’s Seven Deadly Crypto Sins: Centralized Proof of Stake
作者:Jefferson Nunn
编译:Captain Hiro

一个出生四川乡村的少女,奇妙的硅谷区块链投资之旅

人物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8-09-09 11:38 • 来自相关话题

Coefficient Venture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Chance Du

Chance Du 从一无所有成为了身家两千万美元的硅谷区块链投资人。


如果你足够勇敢、愿意埋头苦干、敢于勇挑重担,你就能在全新市场取得成功。在区块链技术、加密货币和分布式账本领域也不例外。

区块链领域投资基金 Coefficient Venture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Chance Du 就是这样白手起家。

Chance 在四川农村长大,全家一年收入不过三千美元。她心里一直清楚,她要好好读书,学业有成,才能让家人更加宽裕。

她学习非常用功,但也很难考上北大或者清华这样的大学。

一个原因在于,她就读的高中水平比较普通。在她家乡那个县,五年才会有一个人考进清华北大这样的顶尖大学。

不过,这些人生坎坷并没有阻碍她。

「我习惯了每天面对挑战,」 Chance 表示。「我用了三年打造我的第一家公司,就是为了赚到足够多的钱,能离开家乡小镇,到外面的世界闯闯。我人生中的一切都是争取来的。」

Chance 觉得自己需要到美国留学,但她缺乏相关资源来实现这个目标。所以,她 21 岁在大学就开始创业。她从第一次创业中赚到了点钱,人生中第一次不再仅能应付基本的生活费用。

2015 年在北京召开的一次风投会议让 Chance 第一次了解风险投资的世界。一位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在中国成为成功的连续创业企业家和成功风险投资人的演讲者,令她茅塞顿开。

「我马上就想,我要成为硅谷这个创业之都的风险投资人,」Chance 说。 「我希望能投资我信任的项目,看着它们成长为丰碑级的企业。当然,当时我没有任何相关背景、几乎没有经验、根本没有任何名望,我怀疑自己怎样能做到。」

Chance 知道,要实现这一切,她需要去硅谷。

旧金山有着庞大的华人群体,不过华人移民在旧金山也有着心酸历史。

中国移民从 19 世纪 50 年代开始来到加州,希望摆脱家乡的饥荒和贫困。1871 年曾爆发种族暴乱 ,约 500 名其他种族加州居民暴力袭击华人聚居区,导致 17-20 名华人丧生。1875 年,加州参议员敦促华府通过《佩奇法案》,禁止重刑犯、妓女和亚裔劳工进入美国,1882 年进一步演化成《排华法案》出台,最终禁止所有中国劳工和移民取得美国国籍。

「不管这是多久之前发生的事情,我总情不自禁想到,一个一无所有的中国移民、还是个女人,这就是我来到美国给人的印象吗?」

雪上加霜的是,除了几个简单的词语,Chance 不会说英语。

「这些是我需要克服的困难的一部分,」Chance 说。 「不过最难的还是难以改变我在美国的地位。归根结底,我是一个成功来到美国的『外国人』。我想在旧金山实现我的目标,这里有最好的机会。不过现实是,我怎样才能成功,我几乎毫无把握。」

在一个 Airbnb 合租房住了几个月后,Chance 接到了来自斯坦福大学的一个机会,她开始全身心投入创业生态中。她去了无数次免费会议,与人们交谈来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有时旁听一些斯坦福的课程,看看科技行业最聪明的一群人在做什么、想什么,然后仔细思考如何能他们圈子中的一员。

「我依然记得,当时我看到所有在创业类书籍中读到的人名、在现实中看到他们真人时是多么兴奋,」Chance 说。「感觉很不真实。感觉像一场梦。我认识到远见是多么重要,心有多大世界有多大,但一切都是从微小处起步。」

但她当时能有的机会并不多。

「很明显,无论我发多少封邮件申请,像 Andreessen Horowitz 这样的大型风投机构也不会聘用我,因为我没有名校背景、从未在美国上过学,在硅谷一个人都不认识,」 Chance 说。「因此,我清楚我唯一可能成功的途径是自己当老板。」

她精心计算了从第一家创业企业中挣到的积蓄,结论是足够她投资超过 20 家初创项目,每个项目投 2.5 万美元。

「因为我没有斯坦福大学 MBA 学位,没有在著名科技企业工作的经历,我用自己的积蓄,在初创企业上下注,打造出色的业绩纪录,证明自己的能力,」Chance 说。「在这个过程中,我最多只能有 25 笔投资,届时我已经花光了自己的所有积蓄。当时在我花光所有钱之前,几乎没有时间留给我来说服其他人来相信我。向初创企业证明我这支籍籍无名的新基金能带来价值,也是极具挑战的任务。」

当她对创业生态及其可能的回报有了更多了解后,她的投资重点发生了变化。

「我开始主要投资人工智能 AI 方向,但一年后我意识到作为一个资本有限、没有品牌知名度的天使投资人,我没法在 AI 这场游戏中胜出,」Chance 说。「AI 更像是大型科技企业的游戏,他们的创始人有着名校博士头衔,公司被谷歌或者 Facebook 收购。而我平平无奇,只是像个重在参与的普通人。」

恰恰此时正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初创企业迅猛增长的时期。

「2015 年我在北京第一次听说比特币,但说实话根本没关注它,」Chance 说。 「这种情况在 2017 年发生了变化,我开始更严肃的关注这件事情。我未知道之前从未有过任何与它类似的东西,开始了解它会未来几十年完全改变这个世界运营的模式。」

Chance 起步缓慢,但其潜质很快完全彰显出来。

「我在交易所买了几个主要币种,并开始对 ICO 投资,」Chance 说。「几个月后,我终于开始了解了这个市场,对自己认为区块链可以改变世界的看法更加坚定不移。更重要的是,我对数字货币的民主化形态和去中心化理念充满热忱。我可以只为热情工作,只相信我如果用心做事,我可以干出一番天地。」

Chance 对于去中心化的热情不仅限于投资上。

「很不幸,很多资源有限但雄心勃勃的人永远没有机会来到旧金山,」 Chance 说。「这是我喜欢区块链和去中心化的原因之一;后两者可以让地域限制变少。区块链行业会出现这种情况,投资人和企业家可以在全球任何地方生活和工作,投资可以通过非实际接触来达成。」

2017 年 9 月,Chance 创建的区块链投资基金成立。短短八个月时间,她进行了逾 30 笔投资,将该资金最初价值 20 万美元的加密资产价值猛增,最高时达到 2,000 万美元。该基金现在与所有顶级加密货币基金有过联合投资,其中包括 Andreessen Horowitz 和 Polychain Capital。

「如果你五年前跟我讲这一切,我根本就不会信,」Chance 说。「我从最开始一个人都不认识,到现在在硅谷有了很强的人脉网络。」

投资选择时除了关注在合适时机推出的项目、有着能真正满足现实需求的产品或服务,Chance 也很重视创业团队。

「项目背后的团队也是投资考量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Chance 说。「真正非常出色的项目和公司都得到大企业的资金支持。我们寻找的是意志最为坚定、有着最狂野、最具创新性和创造性想法的企业家。」

如果创业团队中的任何成员的某些做法可能伤害到项目或者区块链整体,这个项目的重点将会偏离。

「只是为了避免与不做正确事情、或不以正确方式做事的人或团队撇清距离,我甚至撤出了部分很快会有回报的投资,」Chance 说。「在区块链行业,声誉就是一切,我不想让我的声誉垮掉或者受损。」

除了创立自己的基金 , Chance 还主办和组织了一个叫 CPC Blockchain Devcon 的区块链会议,演讲者中包括 Andreessen Horowitz 风投基金和以太坊基金会的成员。她本人也在很多顶尖会议中发表演说,譬如谷歌女性创始人峰会、以太坊丹佛大会和斯坦福大学的 Beyond Bitcoin 课程。

她的计划也不限于美国境内。

「出于个人和职业的原因,我计划进军亚洲市场,」Chance 说。「我看到东西方世界存在巨大的信息鸿沟。在硅谷有影响力的基金都被西方人主导,他们只关注美国和欧洲,对其他地方漠不关心。」

Chance 对去中心化的态度甚至延伸到她的个人生活中。

「我喜欢去中心化的生活方式,」Chance 说。 「我多数时间生活在湾区,但也很喜欢旅行,探索世界。我相信全球性视野对于理解区块链现状和它如何解决现实世界问题有着至关重要的左右。最激进的技术可能在你想象不到的国家得到大面积普及,去解决一些你可能根本不知道其存在的现实问题。」

这篇文章的主旨?尽管出身贫寒、在美国是移民身份、英语能力差,教育背景平平,Chance 取得了成功。 现在看起来,美国梦依然是可以实现的。

「尽管我是个女人,在中国农村的贫寒环境中长大,我的故事与其他所有美国人的故事一样,我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一切成为可能。」


原文:Chance Du: From $3,000 a year in China to $20 million in global crypto assets, Ventuebeat
作者:Stewart Rogers
编译:Perry Wang 查看全部
chance.jpg

Coefficient Venture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Chance Du


Chance Du 从一无所有成为了身家两千万美元的硅谷区块链投资人。



如果你足够勇敢、愿意埋头苦干、敢于勇挑重担,你就能在全新市场取得成功。在区块链技术、加密货币和分布式账本领域也不例外。

区块链领域投资基金 Coefficient Venture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Chance Du 就是这样白手起家。

Chance 在四川农村长大,全家一年收入不过三千美元。她心里一直清楚,她要好好读书,学业有成,才能让家人更加宽裕。

她学习非常用功,但也很难考上北大或者清华这样的大学。

一个原因在于,她就读的高中水平比较普通。在她家乡那个县,五年才会有一个人考进清华北大这样的顶尖大学。

不过,这些人生坎坷并没有阻碍她。

「我习惯了每天面对挑战,」 Chance 表示。「我用了三年打造我的第一家公司,就是为了赚到足够多的钱,能离开家乡小镇,到外面的世界闯闯。我人生中的一切都是争取来的。」

Chance 觉得自己需要到美国留学,但她缺乏相关资源来实现这个目标。所以,她 21 岁在大学就开始创业。她从第一次创业中赚到了点钱,人生中第一次不再仅能应付基本的生活费用。

2015 年在北京召开的一次风投会议让 Chance 第一次了解风险投资的世界。一位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在中国成为成功的连续创业企业家和成功风险投资人的演讲者,令她茅塞顿开。

「我马上就想,我要成为硅谷这个创业之都的风险投资人,」Chance 说。 「我希望能投资我信任的项目,看着它们成长为丰碑级的企业。当然,当时我没有任何相关背景、几乎没有经验、根本没有任何名望,我怀疑自己怎样能做到。」

Chance 知道,要实现这一切,她需要去硅谷。

旧金山有着庞大的华人群体,不过华人移民在旧金山也有着心酸历史。

中国移民从 19 世纪 50 年代开始来到加州,希望摆脱家乡的饥荒和贫困。1871 年曾爆发种族暴乱 ,约 500 名其他种族加州居民暴力袭击华人聚居区,导致 17-20 名华人丧生。1875 年,加州参议员敦促华府通过《佩奇法案》,禁止重刑犯、妓女和亚裔劳工进入美国,1882 年进一步演化成《排华法案》出台,最终禁止所有中国劳工和移民取得美国国籍。

「不管这是多久之前发生的事情,我总情不自禁想到,一个一无所有的中国移民、还是个女人,这就是我来到美国给人的印象吗?」

雪上加霜的是,除了几个简单的词语,Chance 不会说英语。

「这些是我需要克服的困难的一部分,」Chance 说。 「不过最难的还是难以改变我在美国的地位。归根结底,我是一个成功来到美国的『外国人』。我想在旧金山实现我的目标,这里有最好的机会。不过现实是,我怎样才能成功,我几乎毫无把握。」

在一个 Airbnb 合租房住了几个月后,Chance 接到了来自斯坦福大学的一个机会,她开始全身心投入创业生态中。她去了无数次免费会议,与人们交谈来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有时旁听一些斯坦福的课程,看看科技行业最聪明的一群人在做什么、想什么,然后仔细思考如何能他们圈子中的一员。

「我依然记得,当时我看到所有在创业类书籍中读到的人名、在现实中看到他们真人时是多么兴奋,」Chance 说。「感觉很不真实。感觉像一场梦。我认识到远见是多么重要,心有多大世界有多大,但一切都是从微小处起步。」

但她当时能有的机会并不多。

「很明显,无论我发多少封邮件申请,像 Andreessen Horowitz 这样的大型风投机构也不会聘用我,因为我没有名校背景、从未在美国上过学,在硅谷一个人都不认识,」 Chance 说。「因此,我清楚我唯一可能成功的途径是自己当老板。」

她精心计算了从第一家创业企业中挣到的积蓄,结论是足够她投资超过 20 家初创项目,每个项目投 2.5 万美元。

「因为我没有斯坦福大学 MBA 学位,没有在著名科技企业工作的经历,我用自己的积蓄,在初创企业上下注,打造出色的业绩纪录,证明自己的能力,」Chance 说。「在这个过程中,我最多只能有 25 笔投资,届时我已经花光了自己的所有积蓄。当时在我花光所有钱之前,几乎没有时间留给我来说服其他人来相信我。向初创企业证明我这支籍籍无名的新基金能带来价值,也是极具挑战的任务。」

当她对创业生态及其可能的回报有了更多了解后,她的投资重点发生了变化。

「我开始主要投资人工智能 AI 方向,但一年后我意识到作为一个资本有限、没有品牌知名度的天使投资人,我没法在 AI 这场游戏中胜出,」Chance 说。「AI 更像是大型科技企业的游戏,他们的创始人有着名校博士头衔,公司被谷歌或者 Facebook 收购。而我平平无奇,只是像个重在参与的普通人。」

恰恰此时正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初创企业迅猛增长的时期。

「2015 年我在北京第一次听说比特币,但说实话根本没关注它,」Chance 说。 「这种情况在 2017 年发生了变化,我开始更严肃的关注这件事情。我未知道之前从未有过任何与它类似的东西,开始了解它会未来几十年完全改变这个世界运营的模式。」

Chance 起步缓慢,但其潜质很快完全彰显出来。

「我在交易所买了几个主要币种,并开始对 ICO 投资,」Chance 说。「几个月后,我终于开始了解了这个市场,对自己认为区块链可以改变世界的看法更加坚定不移。更重要的是,我对数字货币的民主化形态和去中心化理念充满热忱。我可以只为热情工作,只相信我如果用心做事,我可以干出一番天地。」

Chance 对于去中心化的热情不仅限于投资上。

「很不幸,很多资源有限但雄心勃勃的人永远没有机会来到旧金山,」 Chance 说。「这是我喜欢区块链和去中心化的原因之一;后两者可以让地域限制变少。区块链行业会出现这种情况,投资人和企业家可以在全球任何地方生活和工作,投资可以通过非实际接触来达成。」

2017 年 9 月,Chance 创建的区块链投资基金成立。短短八个月时间,她进行了逾 30 笔投资,将该资金最初价值 20 万美元的加密资产价值猛增,最高时达到 2,000 万美元。该基金现在与所有顶级加密货币基金有过联合投资,其中包括 Andreessen Horowitz 和 Polychain Capital。

「如果你五年前跟我讲这一切,我根本就不会信,」Chance 说。「我从最开始一个人都不认识,到现在在硅谷有了很强的人脉网络。」

投资选择时除了关注在合适时机推出的项目、有着能真正满足现实需求的产品或服务,Chance 也很重视创业团队。

「项目背后的团队也是投资考量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Chance 说。「真正非常出色的项目和公司都得到大企业的资金支持。我们寻找的是意志最为坚定、有着最狂野、最具创新性和创造性想法的企业家。」

如果创业团队中的任何成员的某些做法可能伤害到项目或者区块链整体,这个项目的重点将会偏离。

「只是为了避免与不做正确事情、或不以正确方式做事的人或团队撇清距离,我甚至撤出了部分很快会有回报的投资,」Chance 说。「在区块链行业,声誉就是一切,我不想让我的声誉垮掉或者受损。」

除了创立自己的基金 , Chance 还主办和组织了一个叫 CPC Blockchain Devcon 的区块链会议,演讲者中包括 Andreessen Horowitz 风投基金和以太坊基金会的成员。她本人也在很多顶尖会议中发表演说,譬如谷歌女性创始人峰会、以太坊丹佛大会和斯坦福大学的 Beyond Bitcoin 课程。

她的计划也不限于美国境内。

「出于个人和职业的原因,我计划进军亚洲市场,」Chance 说。「我看到东西方世界存在巨大的信息鸿沟。在硅谷有影响力的基金都被西方人主导,他们只关注美国和欧洲,对其他地方漠不关心。」

Chance 对去中心化的态度甚至延伸到她的个人生活中。

「我喜欢去中心化的生活方式,」Chance 说。 「我多数时间生活在湾区,但也很喜欢旅行,探索世界。我相信全球性视野对于理解区块链现状和它如何解决现实世界问题有着至关重要的左右。最激进的技术可能在你想象不到的国家得到大面积普及,去解决一些你可能根本不知道其存在的现实问题。」

这篇文章的主旨?尽管出身贫寒、在美国是移民身份、英语能力差,教育背景平平,Chance 取得了成功。 现在看起来,美国梦依然是可以实现的。

「尽管我是个女人,在中国农村的贫寒环境中长大,我的故事与其他所有美国人的故事一样,我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一切成为可能。」


原文:Chance Du: From $3,000 a year in China to $20 million in global crypto assets, Ventuebeat
作者:Stewart Rogers
编译:Perry Wang

以太坊领跌背后:去年的“明星加密货币”到底怎么了?

项目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8-09-07 16:28 • 来自相关话题

去年,以太坊成了明星加密货币,其价格表现超过了比特币。但到了今年则完全不同。

这个市值排名第二的数字资产今年跌了近76%,似乎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投资者的耐心也大打折扣——还没有等到主流普及,人们开始做空市场,区块链领域的竞争者也纷纷表示要成为顶尖的开发者平台。

以太坊是一种加密货币,与以太坊区块链密不可分。比特币能够提供一个全球金融网络,而以太坊带来的则是一个计算机网络。以太坊就像是一辆车的汽油。开发者可以将这种代币看作是燃料,用于在区块链上实现某些功能。

去年,大量的项目都在以太坊区块链上搭建应用。投资者认为这是一个机会。

风投公司Cosimo Ventures的分析师Kyle Chapman说:

当人们看到ICO变得越来越多的时候,他们就自然而然地认为以太坊可以长期保值,这一点不难理解。这就是以太坊的吸引力,因此你才能看到这种加密货币在去年的迅速增长。


根据Autonomous Next提供的数据,去年通过ICO募集的资金超过了70亿美元。在ICO过程中,代币会以众筹的形式被卖出,但这些代币并不代表一家公司的投票权或者红利。“应用型代币”是进入一个网络、平台或者使用某服务的一种凭证。

但很多ICO项目最终都宣告失败,或者被监管部门定性为欺诈。即使部分项目被证明是成功的,但也没有完全符合投资者的预期,没能被广泛采用。

加密货币对冲基金Multicoin Capital合伙人Kyle Samani表示,今年以太坊价格的下跌就是因为项目的实际效果不符合投资者预期。

人们确实开始搭建app和软件了,但市场已经超前发展了。投资者意识到这将是一场长期的斗争,因此有些人已经失去了耐心。


 
以太坊的竞争者们
 

以太坊的确有先发优势,但是也背负了重担。

举个例子,来自开曼群岛的EOS就以“以太坊杀手”自居。该项目募集了40亿美元,在今年6月刚刚上线。尽管其主网上线的过程并不顺利,不过其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用于资助开发者在EOS网络搭建应用,这样就减少了以太坊开发者的数量。

稳定币项目Kowala的CEO Eiland Glover说:

以太坊正面临着投资者信任危机,因为其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无法实现迅速扩容。以太坊的前路是个未知数,另外其DApp并未全面普及开来,这两点都对ERC20代币的价格以及这一市场造成了负面影响。


然而,EOS并不是以太坊唯一的竞争者:NEO、Cardano、Qtum、ETC都有可能颠覆这一平台。

以太坊的批评者还对这个区块链的扩容能力以及速度表示不满。比特币和以太坊这两大区块链每秒处理的交易数量为3到15笔,而Visa以及万事达卡等支付处理系统每秒则至少能处理数千笔交易。

 
FUD——担忧、不确定性以及怀疑
 

FUD是加密货币爱好者很熟悉的一个缩写,部分专家认为这种情绪是造成以太坊大跌的主要因素。

无论以太坊的技术是否超前,对于加密货币市场的价格来说,感觉和现实是同样重要的。eToro的市场分析师Matthew Newton认为,以太坊的缺陷是导致这一币种下跌的原因之一。

市场上散播了很多FUD情绪,说以太坊将死,最终引发了恐慌性抛售。


他补充说,很多持有以太坊的ICO项目眼睁睁看着财富缩水。为了更好地管理现金流和支出,很多项目方才决定清仓或者减持。

区块链项目Ambrosus的联合创始人Angel Versetti指出,尽管存在缺陷,与其它最新的区块链相比,以太坊已经被证明是运作良好的。而一些负面传闻很可能是以太坊的竞争者制造的谣言。

其它竞争币存在更多利益相关者,在这里,权力是集中化的(或者少数人持有大量的代币),因此他们更喜欢对外宣称以太坊的竞争者更加强大。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这些预测并非基于事实,只是一种猜测。







 
做空市场
 

除了竞争者之外,以太坊还需要应对喜欢做空的投资者。今年早些时候,P2P交易平台BitMEX推出了一种互换产品,允许投资者做空以太坊。前高盛分析师Timothy Tam认为这才是引发以太坊下跌的因素。

事实上,现在做空以太坊已经越来越容易了,这一点造成了其价格下跌。以太坊价格表现不佳,但其应用潜力从未改变。


Tam认为,监管部门指出比特币面临的重要问题,例如市场操控,在以太坊身上同样适用。

我们的确发现了价格异动,看起来很奇怪。


 
从相对价值看以太坊
 

尽管去年比特币的价格达到了近20000美元,但以太坊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从去年1月到12月,比特币涨了1318%,而以太坊则从去年年初8美元的价格一路涨到了最高点,超过了1300美元,涨幅超过了16000%。

然而,这两种加密货币目前都很难稳定下来,比特币今年跌了54%,以太坊跌幅更大,达到了76%。

尽管部分投资者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寻找下一个以太坊,Tam认为价格下跌是为那些有耐心的投资者提供了买入的机会。

这是一项相对稳定的技术——我认为我们有一天会回想起当以太坊200美元的时候,然后感叹道,‘哇,真是太便宜了’。



原文:Ether plunges more than bitcoin, frustrating investors who believed it was the better alternative
作者:Kate Rooney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201809070710336053.jpg


去年,以太坊成了明星加密货币,其价格表现超过了比特币。但到了今年则完全不同。

这个市值排名第二的数字资产今年跌了近76%,似乎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投资者的耐心也大打折扣——还没有等到主流普及,人们开始做空市场,区块链领域的竞争者也纷纷表示要成为顶尖的开发者平台。

以太坊是一种加密货币,与以太坊区块链密不可分。比特币能够提供一个全球金融网络,而以太坊带来的则是一个计算机网络。以太坊就像是一辆车的汽油。开发者可以将这种代币看作是燃料,用于在区块链上实现某些功能。

去年,大量的项目都在以太坊区块链上搭建应用。投资者认为这是一个机会。

风投公司Cosimo Ventures的分析师Kyle Chapman说:


当人们看到ICO变得越来越多的时候,他们就自然而然地认为以太坊可以长期保值,这一点不难理解。这就是以太坊的吸引力,因此你才能看到这种加密货币在去年的迅速增长。



根据Autonomous Next提供的数据,去年通过ICO募集的资金超过了70亿美元。在ICO过程中,代币会以众筹的形式被卖出,但这些代币并不代表一家公司的投票权或者红利。“应用型代币”是进入一个网络、平台或者使用某服务的一种凭证。

但很多ICO项目最终都宣告失败,或者被监管部门定性为欺诈。即使部分项目被证明是成功的,但也没有完全符合投资者的预期,没能被广泛采用。

加密货币对冲基金Multicoin Capital合伙人Kyle Samani表示,今年以太坊价格的下跌就是因为项目的实际效果不符合投资者预期。


人们确实开始搭建app和软件了,但市场已经超前发展了。投资者意识到这将是一场长期的斗争,因此有些人已经失去了耐心。



 
以太坊的竞争者们
 

以太坊的确有先发优势,但是也背负了重担。

举个例子,来自开曼群岛的EOS就以“以太坊杀手”自居。该项目募集了40亿美元,在今年6月刚刚上线。尽管其主网上线的过程并不顺利,不过其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用于资助开发者在EOS网络搭建应用,这样就减少了以太坊开发者的数量。

稳定币项目Kowala的CEO Eiland Glover说:


以太坊正面临着投资者信任危机,因为其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无法实现迅速扩容。以太坊的前路是个未知数,另外其DApp并未全面普及开来,这两点都对ERC20代币的价格以及这一市场造成了负面影响。



然而,EOS并不是以太坊唯一的竞争者:NEO、Cardano、Qtum、ETC都有可能颠覆这一平台。

以太坊的批评者还对这个区块链的扩容能力以及速度表示不满。比特币和以太坊这两大区块链每秒处理的交易数量为3到15笔,而Visa以及万事达卡等支付处理系统每秒则至少能处理数千笔交易。

 
FUD——担忧、不确定性以及怀疑
 

FUD是加密货币爱好者很熟悉的一个缩写,部分专家认为这种情绪是造成以太坊大跌的主要因素。

无论以太坊的技术是否超前,对于加密货币市场的价格来说,感觉和现实是同样重要的。eToro的市场分析师Matthew Newton认为,以太坊的缺陷是导致这一币种下跌的原因之一。


市场上散播了很多FUD情绪,说以太坊将死,最终引发了恐慌性抛售。



他补充说,很多持有以太坊的ICO项目眼睁睁看着财富缩水。为了更好地管理现金流和支出,很多项目方才决定清仓或者减持。

区块链项目Ambrosus的联合创始人Angel Versetti指出,尽管存在缺陷,与其它最新的区块链相比,以太坊已经被证明是运作良好的。而一些负面传闻很可能是以太坊的竞争者制造的谣言。


其它竞争币存在更多利益相关者,在这里,权力是集中化的(或者少数人持有大量的代币),因此他们更喜欢对外宣称以太坊的竞争者更加强大。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这些预测并非基于事实,只是一种猜测。



201809070711166380.png


 
做空市场
 

除了竞争者之外,以太坊还需要应对喜欢做空的投资者。今年早些时候,P2P交易平台BitMEX推出了一种互换产品,允许投资者做空以太坊。前高盛分析师Timothy Tam认为这才是引发以太坊下跌的因素。


事实上,现在做空以太坊已经越来越容易了,这一点造成了其价格下跌。以太坊价格表现不佳,但其应用潜力从未改变。



Tam认为,监管部门指出比特币面临的重要问题,例如市场操控,在以太坊身上同样适用。


我们的确发现了价格异动,看起来很奇怪。



 
从相对价值看以太坊
 

尽管去年比特币的价格达到了近20000美元,但以太坊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从去年1月到12月,比特币涨了1318%,而以太坊则从去年年初8美元的价格一路涨到了最高点,超过了1300美元,涨幅超过了16000%。

然而,这两种加密货币目前都很难稳定下来,比特币今年跌了54%,以太坊跌幅更大,达到了76%。

尽管部分投资者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寻找下一个以太坊,Tam认为价格下跌是为那些有耐心的投资者提供了买入的机会。


这是一项相对稳定的技术——我认为我们有一天会回想起当以太坊200美元的时候,然后感叹道,‘哇,真是太便宜了’。




原文:Ether plunges more than bitcoin, frustrating investors who believed it was the better alternative
作者:Kate Rooney
编译:Wendy

从 LINQ 到证券类通证:纳斯达克的区块链征途

公司cryptovalley 发表了文章 • 2018-09-07 16:03 • 来自相关话题

导读

纳斯达克 NASDAQ
——大多数人听说过它,却并不了解它。


创业者总说梦想是「去纳斯达克敲钟」。这四个音节,纳、斯、达、克,轻轻从舌尖跳出,燃烧着财富的香气和高科技的狂热:微软、苹果、英特尔、戴尔、思科、Facebook 等等,这些耳熟能详,出现在你生活每一天的科技巨头们,无一不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对了,还有继苹果之后,市值刚刚突破万亿美元的亚马逊。

证券交易所比你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老——从 1602 年设立的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易所算来,已经四百余个年头了。而创立于 1971 年的纳斯达克,却全无暮气。

能从全球证券交易所中脱颖而出,备受科技新贵追捧,与其始终秉持颠覆、创新的血统息息相关:从多做市商交易制度;到私募股权数字交易平台 LINQ;再到新晋的证券通证化改造举措……纳斯达克始终以开放的心态迎接每个时代的新技术、新挑战,总是能第一个成为市场规则的制定者,而非跟随者。

在纳斯达克的雷达中,自然也少不了区块链的律动。本文就将深入解析纳斯达克的创新制度,尤其是在区块链领域的轨迹。

「The Next Big Thing」必将发生在纳斯达克。


独特的多做市商交易制度,成就超级金融平台


创立于 1971 年的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是全球市值第二大的证券交易所。

「NASDAQ」是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s 的缩写,意为「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自动报价系统」。一开始只是提供报价,后来成为世界上首个电子证券交易市场。

纳斯达克是典型的多做市商交易制度,跟纽交所的专门交易商制度迥异。制度优越性,推动了纳斯达克的飞速发展:

强大的定价功能
做市商长期跟踪证券价格的变化趋势,凭借专业知识对证券的市场公允价格作出判断,提供最具参考性的报价。

增强市场流动性
投资者可以直接与做市商进行交易,无需等待对手方。

大幅降低新股的发行成本
新兴产业的股票投资往往需要专业知识,这种知识很难在短期内被普通投资者获取,从而无法对股票进行准确估价。而做市商的双向报价机制为市场交易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依据。

积极促成大宗交易
做市商本身就是机构投资者进行大宗交易的对手。

通过先进的电子技术和激烈竞争的做市商,纳斯达克市场最大程度地保证了证券市场的流动性、有效性和公开性。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数目、上市的外国公司数目、月交易额都已超过历史更为悠久的纽约证券交易所。截至今天,纳斯达克总市值已达 14 万 1959 亿美元之巨。纳斯达克坚持颠覆与创新,凭借独特的多做市商制度和优良的服务,不断突破既有规则,成为独树一帜的金融奇观。


拥抱新兴科技,积极布局区块链技术


进入 21 世纪,纳斯达克开始积极拥抱云服务、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并已取得不俗业绩。

纳斯达克在其官方的《纳斯达克区块链战略》(Nasdaq Blockchain Strategy)报告中指出,在金融科技领域,区块链有着巨大潜能:

在数字资产领域,区块链的点对点分布式账本技术对交易记录存储意义重大;

所有权记录不可篡改,使得金融交易在对账和结算方面的透明度大为提高,效率提升明显;

支付和现金管理、安全转账、抵押担保和三方协议、安全借贷等业务流程大为简化;

更高效的信息分享,减少了摩擦,降低了交易成本;

能提供优质高效的审计监管报告。

纳斯达克认为其企业平台、金融体系内的客户可以在不同的商业层面广泛地利用区块链技术,如:私人股权的追踪和发行,在线投票或共同基金市场等。

此外,纳斯达克还有面向全球的风投计划,致力于发掘优质的区块链项目,培育创新,推动科技进步,保证其能够始终走在行业发展的前沿。

而这方面纳斯达克最激进的动作,莫过于 LINQ 平台的推出。


纳斯达克旗下的全新数字交易平台 LINQ


根据加密谷的追踪研究,我们认为纳斯达克对区块链的三大应用领域兴趣最为浓厚:

资本市场的交易后探索;

监管透明度以及资产发行方;

资产投资者之间的关系处理。


为了综合探索以上领域,纳斯达克推出了全新的数字交易平台:LINQ

2015 年 10 月:纳斯达克正式宣布即将推出 LINQ 计划,旨在促进私人证券市场股份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进行转让。首批上线平台的项目为 6 家,包括 LINQ 的技术开发公司 Chain;

2015 年 11 月:纳斯达克在爱沙尼亚尝试运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委托代理投票权管理,并承诺将着重开发企业级区块链技术应用。

2015 年 11 月:LINQ 正式发布,成为史上首个通过区块链平台对资产交易进行数字化管理的产品。它面向纳斯达克私募股权市场,为创业者和风险投资者提供便捷服务。对私有公司而言,它是一个全新的股权管理工具。

纳斯达克全球软件开发总监 Alex Zinder 当时表示: 「目前,这还不是一个全天候的交易市场,还未能实现 P2P 交易。」

言下之意,LINQ 的演进方向将是完备的公共证券交易所。


初创公司开始通过 LINQ 募资,恰逢通证经济挑战


2015 年 12 月 31 日,区块链创业公司 Chain 使用 LINQ 发行了公司股票。

纳斯达克携手 Visa 和花旗集团,共同为 Chain 注资 3000 万美金。通过 LINQ 私募的股票发行者享有数字化所有权。通过网上交易,LINQ 极大地缩减了结算时间,降低了风险。

时任纳斯达克首席执行官 Bob Greifeld 称其为区块链技术发展的重大进展:

「通过区块链技术应用,我们开启了一个新征程。其发展格局将有望彻底改变资本市场基础设施的核心,对未来影响深远……区块链技术所变革的是现有资本市场基础系统的核心:交易结算和行政审批。LINQ 的出现意味着,这些都已经过时了。」


当然,在数字化私募股权市场上,LINQ 并非一枝独秀,面临着其他强力对手和创新模式的挑战。其中最为耀眼的,莫过于 2017 年——首次通证发行(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币发行)最为疯狂的一年。如果创业公司都可以自行开展首次通证发行,那么交易所的地位将受到根本性的挑战。

纳斯达克的 LINQ 是不是一出生,就过时了呢?


纳斯达克的「王炸」,证券类通证呼之欲出


困扰首次通证发行的最大问题就是:初创公司所发行的通证是否属于证券,存在较大争议,面临法律风险。

此前,项目方大多通过将发行的通证认定为「Utility Token」(实用型通证,仅可流通,不可交易)的方式来规避监管。但后来,越来越多的区块链项目抛弃了「Utility Token」的定位,转为承认其证券属性,以此彻底规避法律风险。然而,对于大部分初创项目来说,严格依照美国证券法要求进行登记和信息披露难度很大。

如何做到既合规,又创新?

2018 年 6 月 22 日,纳斯达克网站的新闻版块刊载了名为《2019 年,证券类通证将大放异彩》的文章,开宗明义:证券类通证将在明年吸引大量华尔街资金。——一时间,业内人士纷纷惊呼:纳斯达克的「王炸」终于来了!

那么到底什么是证券类通证(Security Token)呢?


合规还是自由?证券化通证有望「鱼和熊掌兼得」


区块链技术的出现,使得人类所有的资产都可以被程序化,成为一种数字化资产。它利用密码学和分布式账本技术,将资产记录在区块链上。这些资产的数字化单位就成为了通证(Token),这个过程可以称为资产「通证化」(Tokenizion)。

如果我们将传统金融市场中的股权和证券也进行通证化(也就是「证券化通证」),那么:

发行方可以在无需第三方介入的情况下与股东进行自由交互。从股息支付、期权分配、股东投票,再到复杂一点的转换债券,甚至信用违约掉期,再无需繁杂的财会工作和高昂的审计成本,只需要智能合约自动执行。

监管机构还可以通过在通证中添加程序代码,强制执行法律法规。从而把证券监管这件事也「程序化」,消除了监管的滞后性和第三方中介监管的必要性。

由此,相对于传统的 IPO 和证券发行,证券通证化大大降低了发行和审计成本,并显著提高了监管效率。

这时候读者可能要问:这听起来和首次通证发行不是一回事吗?

相比首次通证发行,证券类通证有望无需新法,直接合规运行。

当前的首次通证发行缺乏监管甚至无法监管的一大主因,在于各国政府对层出不穷的通证难以合理定义、难以对症下药施加管束。所以导致的现状是要么放任不管,要么一刀全切。

而证券类通证不同,它天生具有证券属性,而传统证券的监管措施已经相当成熟,政府可以直接利用现有法规进行管理,而无需另立新法。

以美国为例,有两种可豁免在证监会登记即可发行证券的现行监管法律:Regulation D 和 Regulation A+。

Regulation A+:

源于 2012 年奥巴马总统签署的旨在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乔布斯法案(JOBS ACT),适用于美国和加拿大,是小型初创公司的迷你上市规则,典型特征为:

融资金额有上限,最多 5000 万美金;

可向大众投资者公开筹集;

可进行公开宣传、路演;

投资者无限售期;

Regulation D:

美国证监会于 1982 年颁布实施的关于私募证券的发售规则,下设 Rule 504、Rule 506 (b)和 Rule (c)三类发行准则。通证发行项目多采用后两者,典型特征为:

融资金额无上限;

向合格投资者进行私下募集;

不可进行公开宣传、路演;

投资者仅有 12 个月限售期;

纳斯达克所倡导的「证券类通证」,将自己定位于证券,完全可以按照这两种规则进行发行。只需提交相应的信息披露表格,并做好合格投资者管理,即可进行融资,而省却了反复的上市审核流程。

可以说,证券类通证是现行技术条件和法律环境下,完美解决流动性和监管合规性这两个「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矛盾的完美答案。下表比较了传统 IPO/VC 、首次通证发行和证券类通证的利弊,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2019 或为「证券化通证元年」,金融科技变革之路才刚开始


1971 年,纳斯达克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家电子证券交易所;

2015 年,纳斯达克发布全新数字交易平台 LINQ,积极推进区块链与传统证券交易业务的融合;

2018 年,纳斯达克公布《2019 年,证券类通证将大放异彩》;

此话如果成真,那么 2019 年或许就会借着纳斯达克 LINQ 平台的东风,成为「证券化通证元年」。

事实上,也不只是纳斯达克这头巨鲨嗅到了血腥味。2018 年以来,关于「证券化通证」的消息已经席卷美国金融创新领域。据加密谷不完全统计:

2017 年 11 月 FunderBeam 通过区块链为早期创业公司筹集 580 万美元;
2018 年 2 月 Causum / BITE 通过区块链出售股权以获得更清洁的电网;
2018 年 3 月 Overstock/Tzero 公司取消原计划的首次通证发行,计划推出证券化通证交易平台;
2018 年 3 月 Securrency 计划通过证券化通证最大限度地提高支付灵活性;
2018 年 4 月 Open Finance 计划推出证券化通证交易平台;
2018 年 4 月 Harbor/R-Token 为区块链重新设计私人证券,筹集了 2800 万美元;
2018 年 5 月 Elephant 通过公司内部通证建立二级市场;
2018 年 5 月 Polymath 计划购买传统证券交易所的股份;
2018 年 5 月 Templum 为证券化通证平台筹集 1000 万美元 ; 收购经纪人 / 经销商;
2018 年 5 月 VrBex 计划筹集 1 亿美元以启动证券化通证交易平台;
2018 年 5 月 SharesPost 宣布推出二级 security token 交易平台;
2018 年 6 月 Coinbase 收购受 SEC 监管的实体公司,计划实现证券化通证交易;


据预测,到 2025 年,证券化通证将主导大部分加密货币市场。这就是为什么纳斯达克、金融监管机构和企业家如 Polymath 和 Harbour 都在悄悄地设计关键基础设施,为证券通证化铺平道路。

而这,也将是更大的变革的第一步。

纳斯达克 CEO 阿德纳·弗里德曼(Adena Friedman) 2018 年 4 月底在接受 CNBC 采访时表示:

「随着时间的推移,纳斯达克当然会考虑成为一个加密货币交易所。当我们认为是时候能为投资者提供一个更为公平的交易体验,并且人们已经准备好迎接一个更规范的市场的时候,我们会这么做。」



作者:Sonny Sun, Yuriko Mu; 编辑:Daniel (Kevin Yang、Gigi Yip 对此文亦有贡献); 排版:Lun 查看全部
nasdaq_bitcoinist.jpg


导读


纳斯达克 NASDAQ
——大多数人听说过它,却并不了解它。



创业者总说梦想是「去纳斯达克敲钟」。这四个音节,纳、斯、达、克,轻轻从舌尖跳出,燃烧着财富的香气和高科技的狂热:微软、苹果、英特尔、戴尔、思科、Facebook 等等,这些耳熟能详,出现在你生活每一天的科技巨头们,无一不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对了,还有继苹果之后,市值刚刚突破万亿美元的亚马逊。

证券交易所比你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老——从 1602 年设立的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易所算来,已经四百余个年头了。而创立于 1971 年的纳斯达克,却全无暮气。

能从全球证券交易所中脱颖而出,备受科技新贵追捧,与其始终秉持颠覆、创新的血统息息相关:从多做市商交易制度;到私募股权数字交易平台 LINQ;再到新晋的证券通证化改造举措……纳斯达克始终以开放的心态迎接每个时代的新技术、新挑战,总是能第一个成为市场规则的制定者,而非跟随者。

在纳斯达克的雷达中,自然也少不了区块链的律动。本文就将深入解析纳斯达克的创新制度,尤其是在区块链领域的轨迹。

「The Next Big Thing」必将发生在纳斯达克。


独特的多做市商交易制度,成就超级金融平台


创立于 1971 年的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是全球市值第二大的证券交易所。

「NASDAQ」是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s 的缩写,意为「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自动报价系统」。一开始只是提供报价,后来成为世界上首个电子证券交易市场。

纳斯达克是典型的多做市商交易制度,跟纽交所的专门交易商制度迥异。制度优越性,推动了纳斯达克的飞速发展:

强大的定价功能
做市商长期跟踪证券价格的变化趋势,凭借专业知识对证券的市场公允价格作出判断,提供最具参考性的报价。

增强市场流动性
投资者可以直接与做市商进行交易,无需等待对手方。

大幅降低新股的发行成本
新兴产业的股票投资往往需要专业知识,这种知识很难在短期内被普通投资者获取,从而无法对股票进行准确估价。而做市商的双向报价机制为市场交易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依据。

积极促成大宗交易
做市商本身就是机构投资者进行大宗交易的对手。

通过先进的电子技术和激烈竞争的做市商,纳斯达克市场最大程度地保证了证券市场的流动性、有效性和公开性。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数目、上市的外国公司数目、月交易额都已超过历史更为悠久的纽约证券交易所。截至今天,纳斯达克总市值已达 14 万 1959 亿美元之巨。纳斯达克坚持颠覆与创新,凭借独特的多做市商制度和优良的服务,不断突破既有规则,成为独树一帜的金融奇观。


拥抱新兴科技,积极布局区块链技术


进入 21 世纪,纳斯达克开始积极拥抱云服务、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并已取得不俗业绩。

纳斯达克在其官方的《纳斯达克区块链战略》(Nasdaq Blockchain Strategy)报告中指出,在金融科技领域,区块链有着巨大潜能:

在数字资产领域,区块链的点对点分布式账本技术对交易记录存储意义重大;

所有权记录不可篡改,使得金融交易在对账和结算方面的透明度大为提高,效率提升明显;

支付和现金管理、安全转账、抵押担保和三方协议、安全借贷等业务流程大为简化;

更高效的信息分享,减少了摩擦,降低了交易成本;

能提供优质高效的审计监管报告。

纳斯达克认为其企业平台、金融体系内的客户可以在不同的商业层面广泛地利用区块链技术,如:私人股权的追踪和发行,在线投票或共同基金市场等。

此外,纳斯达克还有面向全球的风投计划,致力于发掘优质的区块链项目,培育创新,推动科技进步,保证其能够始终走在行业发展的前沿。

而这方面纳斯达克最激进的动作,莫过于 LINQ 平台的推出。


纳斯达克旗下的全新数字交易平台 LINQ


根据加密谷的追踪研究,我们认为纳斯达克对区块链的三大应用领域兴趣最为浓厚:


资本市场的交易后探索;

监管透明度以及资产发行方;

资产投资者之间的关系处理。



为了综合探索以上领域,纳斯达克推出了全新的数字交易平台:LINQ

2015 年 10 月:纳斯达克正式宣布即将推出 LINQ 计划,旨在促进私人证券市场股份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进行转让。首批上线平台的项目为 6 家,包括 LINQ 的技术开发公司 Chain;

2015 年 11 月:纳斯达克在爱沙尼亚尝试运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委托代理投票权管理,并承诺将着重开发企业级区块链技术应用。

2015 年 11 月:LINQ 正式发布,成为史上首个通过区块链平台对资产交易进行数字化管理的产品。它面向纳斯达克私募股权市场,为创业者和风险投资者提供便捷服务。对私有公司而言,它是一个全新的股权管理工具。

纳斯达克全球软件开发总监 Alex Zinder 当时表示: 「目前,这还不是一个全天候的交易市场,还未能实现 P2P 交易。」

言下之意,LINQ 的演进方向将是完备的公共证券交易所。


初创公司开始通过 LINQ 募资,恰逢通证经济挑战


2015 年 12 月 31 日,区块链创业公司 Chain 使用 LINQ 发行了公司股票。

纳斯达克携手 Visa 和花旗集团,共同为 Chain 注资 3000 万美金。通过 LINQ 私募的股票发行者享有数字化所有权。通过网上交易,LINQ 极大地缩减了结算时间,降低了风险。

时任纳斯达克首席执行官 Bob Greifeld 称其为区块链技术发展的重大进展:


「通过区块链技术应用,我们开启了一个新征程。其发展格局将有望彻底改变资本市场基础设施的核心,对未来影响深远……区块链技术所变革的是现有资本市场基础系统的核心:交易结算和行政审批。LINQ 的出现意味着,这些都已经过时了。」



当然,在数字化私募股权市场上,LINQ 并非一枝独秀,面临着其他强力对手和创新模式的挑战。其中最为耀眼的,莫过于 2017 年——首次通证发行(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币发行)最为疯狂的一年。如果创业公司都可以自行开展首次通证发行,那么交易所的地位将受到根本性的挑战。

纳斯达克的 LINQ 是不是一出生,就过时了呢?


纳斯达克的「王炸」,证券类通证呼之欲出


困扰首次通证发行的最大问题就是:初创公司所发行的通证是否属于证券,存在较大争议,面临法律风险。

此前,项目方大多通过将发行的通证认定为「Utility Token」(实用型通证,仅可流通,不可交易)的方式来规避监管。但后来,越来越多的区块链项目抛弃了「Utility Token」的定位,转为承认其证券属性,以此彻底规避法律风险。然而,对于大部分初创项目来说,严格依照美国证券法要求进行登记和信息披露难度很大。

如何做到既合规,又创新?

2018 年 6 月 22 日,纳斯达克网站的新闻版块刊载了名为《2019 年,证券类通证将大放异彩》的文章,开宗明义:证券类通证将在明年吸引大量华尔街资金。——一时间,业内人士纷纷惊呼:纳斯达克的「王炸」终于来了!

那么到底什么是证券类通证(Security Token)呢?


合规还是自由?证券化通证有望「鱼和熊掌兼得」


区块链技术的出现,使得人类所有的资产都可以被程序化,成为一种数字化资产。它利用密码学和分布式账本技术,将资产记录在区块链上。这些资产的数字化单位就成为了通证(Token),这个过程可以称为资产「通证化」(Tokenizion)。

如果我们将传统金融市场中的股权和证券也进行通证化(也就是「证券化通证」),那么:

发行方可以在无需第三方介入的情况下与股东进行自由交互。从股息支付、期权分配、股东投票,再到复杂一点的转换债券,甚至信用违约掉期,再无需繁杂的财会工作和高昂的审计成本,只需要智能合约自动执行。

监管机构还可以通过在通证中添加程序代码,强制执行法律法规。从而把证券监管这件事也「程序化」,消除了监管的滞后性和第三方中介监管的必要性。

由此,相对于传统的 IPO 和证券发行,证券通证化大大降低了发行和审计成本,并显著提高了监管效率。

这时候读者可能要问:这听起来和首次通证发行不是一回事吗?

相比首次通证发行,证券类通证有望无需新法,直接合规运行。

当前的首次通证发行缺乏监管甚至无法监管的一大主因,在于各国政府对层出不穷的通证难以合理定义、难以对症下药施加管束。所以导致的现状是要么放任不管,要么一刀全切。

而证券类通证不同,它天生具有证券属性,而传统证券的监管措施已经相当成熟,政府可以直接利用现有法规进行管理,而无需另立新法。

以美国为例,有两种可豁免在证监会登记即可发行证券的现行监管法律:Regulation D 和 Regulation A+。

Regulation A+:

源于 2012 年奥巴马总统签署的旨在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乔布斯法案(JOBS ACT),适用于美国和加拿大,是小型初创公司的迷你上市规则,典型特征为:

融资金额有上限,最多 5000 万美金;

可向大众投资者公开筹集;

可进行公开宣传、路演;

投资者无限售期;

Regulation D:

美国证监会于 1982 年颁布实施的关于私募证券的发售规则,下设 Rule 504、Rule 506 (b)和 Rule (c)三类发行准则。通证发行项目多采用后两者,典型特征为:

融资金额无上限;

向合格投资者进行私下募集;

不可进行公开宣传、路演;

投资者仅有 12 个月限售期;

纳斯达克所倡导的「证券类通证」,将自己定位于证券,完全可以按照这两种规则进行发行。只需提交相应的信息披露表格,并做好合格投资者管理,即可进行融资,而省却了反复的上市审核流程。

可以说,证券类通证是现行技术条件和法律环境下,完美解决流动性和监管合规性这两个「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矛盾的完美答案。下表比较了传统 IPO/VC 、首次通证发行和证券类通证的利弊,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nasdaq2.png



2019 或为「证券化通证元年」,金融科技变革之路才刚开始


1971 年,纳斯达克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家电子证券交易所;

2015 年,纳斯达克发布全新数字交易平台 LINQ,积极推进区块链与传统证券交易业务的融合;

2018 年,纳斯达克公布《2019 年,证券类通证将大放异彩》;

此话如果成真,那么 2019 年或许就会借着纳斯达克 LINQ 平台的东风,成为「证券化通证元年」。

事实上,也不只是纳斯达克这头巨鲨嗅到了血腥味。2018 年以来,关于「证券化通证」的消息已经席卷美国金融创新领域。据加密谷不完全统计:


2017 年 11 月 FunderBeam 通过区块链为早期创业公司筹集 580 万美元;
2018 年 2 月 Causum / BITE 通过区块链出售股权以获得更清洁的电网;
2018 年 3 月 Overstock/Tzero 公司取消原计划的首次通证发行,计划推出证券化通证交易平台;
2018 年 3 月 Securrency 计划通过证券化通证最大限度地提高支付灵活性;
2018 年 4 月 Open Finance 计划推出证券化通证交易平台;
2018 年 4 月 Harbor/R-Token 为区块链重新设计私人证券,筹集了 2800 万美元;
2018 年 5 月 Elephant 通过公司内部通证建立二级市场;
2018 年 5 月 Polymath 计划购买传统证券交易所的股份;
2018 年 5 月 Templum 为证券化通证平台筹集 1000 万美元 ; 收购经纪人 / 经销商;
2018 年 5 月 VrBex 计划筹集 1 亿美元以启动证券化通证交易平台;
2018 年 5 月 SharesPost 宣布推出二级 security token 交易平台;
2018 年 6 月 Coinbase 收购受 SEC 监管的实体公司,计划实现证券化通证交易;



据预测,到 2025 年,证券化通证将主导大部分加密货币市场。这就是为什么纳斯达克、金融监管机构和企业家如 Polymath 和 Harbour 都在悄悄地设计关键基础设施,为证券通证化铺平道路。

而这,也将是更大的变革的第一步。

纳斯达克 CEO 阿德纳·弗里德曼(Adena Friedman) 2018 年 4 月底在接受 CNBC 采访时表示:


「随着时间的推移,纳斯达克当然会考虑成为一个加密货币交易所。当我们认为是时候能为投资者提供一个更为公平的交易体验,并且人们已经准备好迎接一个更规范的市场的时候,我们会这么做。」




作者:Sonny Sun, Yuriko Mu; 编辑:Daniel (Kevin Yang、Gigi Yip 对此文亦有贡献); 排版:Lun

区块之争!比特现金为何要再次分叉?

项目hecaijing 发表了文章 • 2018-09-07 15:17 • 来自相关话题

因为区块之争,2017年8月1日,比特现金从比特币分裂出来;因为区块之争,2018年11月15日,比特现金有可能再次分裂。那么,区块对于比特币意味着什么?比特现金围绕区块这次有何争论?







01 区块对于比特币的意义


比特币采用POW共识机制,区块大小直接决定节点参与链上交易确认的难度,即整个比特币网络去中心化的程度;同时,区块大小也决定出块速度,影响到交易时间和手续费。所以,安全和效率不可能同时达到最优,只有根据需求进行不断调整。







02 比特现金诞生


中本聪设计的比特币原本对于区块大小没有限制,因为最初链上交易数很少,出于安全考虑便采用1M区块。随着比特币越来越普及,链上交易数剧增,1M区块的限制严重影响了比特币的出块速度,这导致交易时间变慢以及手续费增多,制约了比特币作为“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发展,对此,关于是否扩容比特币社区进行了长达两年的争论。扩容派认为不应该锁死比特币1M区块的限制,而应随需求进行调整;不扩容派认为应该锁死1M区块的限制,对于交易时间和手续费可以通过发展闪电网络的方式解决。最后,双方无法达成妥协,以比特现金的诞生结束了这次扩容之争。


03 区块争议再现


因为不满比特币核心开发组对区块大小的限制,以吴忌寒为代表的矿工对比特币进行硬分叉,创造出比特现金,并得到不少原比特币社区的支持,其中不乏意见领袖如CSW、Roger Ver、Gavin Andresen和江卓尔等人。

虽然比特现金从最开始的8M区块升级到现在32M区块,完全满足现阶段的交易需求,但是比特现金社区内再次传来分裂的声音。CSW认为比特币应该升级到128M,并得到Gavin Andresen、Roger Ver等人和比特现金矿池CoinGeek的支持。此外,CSW反对Bitcoin ABC开发组近期对BCH做的一些升级,并扬言在11月15号推出新的BCH客户端,并且不兼容Bitcoin ABC开发组做的相关升级,即实质上对BCH进行硬分叉。


04 “内战”始末


独立的一周年里,比特现金快速发展,功能不断完善,已扩展到19种不同的服务,包括Bitpay、Coingate、Coinpay等;参与了14个不同的项目,如Openbazaar、Joystream和Counterparty等。

8月20日,Bitcoin ABC开发组宣布,已经为11月15日的升级完成了新客户端,作为生态成员,开发者、矿池、矿工等各个环节都为此做着准备。此次更新的内容有:1.一种新的操作码OP_CHECKDATASIG,其能够优化BCH脚本语言,允许验证来自区块链外部的信息,这有助于预言机和跨链原子合约的应用;2.标准化交易排序,这是未来大规模扩容的技术基础;3.其它技术修复和改进内容。

但是,BCH的另一个开发团队nchain和CSW认为此次更新违背了中本聪的愿景,称会完成一个新的客户端,将锁死BCH的底层协议,同时将区块大小升级到128M,并且不会兼容Bitcoin ABC的更新。

起初,整个社区对这件事并不上心,因为自从比特币分裂出来后算力变成了绝对权威,比特大陆支持的Bitcoin ABC开发组似乎有着主导力量。但是,随后BCH第一大矿池CoinGeek也表示支持CSW,整个社区便开始蔓延分裂的危机感。


05 大佬怎么看?


这次分裂疑云的主角便是CSW和吴忌寒,此外还有一些中立者和局外人。

吴忌寒主导并完成了BCH的分叉,并投入算力和资金支持BCH的发展,可以说是整个社区最有影响力的人。他完全支持Bitcoin ABC,认为BCH需要更加自由,应该适应市场,快速演进,提高客户体验,随市场需求扩大容量。

CSW更像是比特币原教旨主义,认为比特现金应该尽快稳定底层协议,并快速扩大容量吸引大银行大企业进入。

江卓尔作为中立者,认为此次分裂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即使分裂了也没有谁对谁错只说。同时他表示,现阶段直接扩容到128M意义不大,目前的32M完全满足BCH的发展,分叉到128M会给矿工带来较大挑战以及增加BCH被攻击的风险,分叉到多大容量应该交给矿工决定,因为矿工是最理解市场需求的人。

局外人V神认为将BCH区块容量上限扩展到128MB是一个灾难。这是一次将CSW赶出BCH社区的绝佳机会,不应该对他妥协, V神对CSW自称是中本聪的说法表示怀疑。







06 算力大战


在比特现金的世界里,算力是绝对权力。江卓尔在微博上说,每个人都可以花钱去购买算力来保证自己的权力,所以算力优先最公平高效。

若仅是CSW要分叉BCH,并不会引起社区的担忧,但这次CoinGeek表示完全支持CSW,而后者是比特现金最大的矿池。在最新的算力分布表上,CoinGeek占有BCH全部算力接近30%,CSW也透露,匿名算力中有20%-22%属于他。

但是其他人可不这么认为,分析人士称,比特大陆直接和间接拥有比特币全网一半的算力,拿出部分转移到比特现金上CSW毫无胜算。同时江卓尔表示BCH全部算力还没有他们公司算力大,即使CSW拥有60%的BCH全网算力也没有意义。

开发者和矿工之间一直存在矛盾,这也是上次扩容之争失败的原因之一。CSW声称,要帮矿工夺回控制权,提倡锁死底层协议,让矿工雇佣开发者,开发者为矿工服务,矿工之间用算力公平竞争,“矿工是逐利的,他们会确保比特币网络的安全性。用户很容易能设置出假的服务器,可是矿工不能,矿工还能照顾用户的利益,照顾得好,币的价格就会上升。”

因为双方都有较大的算力支持,所以分裂一直笼罩着BCH社区。比特大陆一直被外界称呼为矿霸,对于算力集中问题,BCH社区同样担心,毕竟谁都无法保证矿工不会做恶。


07 何去何从?


上一次扩容之争谈判失败导致比特币分裂,这次扩容之争谈判是否会再次失败导致比特现金分裂还不得而知。比特币崇尚自由,比特现金也崇尚自由,所以分裂不是问题,重要的是正确的一方不断向前。


作者:Logos Wei  查看全部
bch.jpg


因为区块之争,2017年8月1日,比特现金从比特币分裂出来;因为区块之争,2018年11月15日,比特现金有可能再次分裂。那么,区块对于比特币意味着什么?比特现金围绕区块这次有何争论?

bch01.png



01 区块对于比特币的意义


比特币采用POW共识机制,区块大小直接决定节点参与链上交易确认的难度,即整个比特币网络去中心化的程度;同时,区块大小也决定出块速度,影响到交易时间和手续费。所以,安全和效率不可能同时达到最优,只有根据需求进行不断调整。

bch02.jpg



02 比特现金诞生


中本聪设计的比特币原本对于区块大小没有限制,因为最初链上交易数很少,出于安全考虑便采用1M区块。随着比特币越来越普及,链上交易数剧增,1M区块的限制严重影响了比特币的出块速度,这导致交易时间变慢以及手续费增多,制约了比特币作为“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发展,对此,关于是否扩容比特币社区进行了长达两年的争论。扩容派认为不应该锁死比特币1M区块的限制,而应随需求进行调整;不扩容派认为应该锁死1M区块的限制,对于交易时间和手续费可以通过发展闪电网络的方式解决。最后,双方无法达成妥协,以比特现金的诞生结束了这次扩容之争。


03 区块争议再现


因为不满比特币核心开发组对区块大小的限制,以吴忌寒为代表的矿工对比特币进行硬分叉,创造出比特现金,并得到不少原比特币社区的支持,其中不乏意见领袖如CSW、Roger Ver、Gavin Andresen和江卓尔等人。

虽然比特现金从最开始的8M区块升级到现在32M区块,完全满足现阶段的交易需求,但是比特现金社区内再次传来分裂的声音。CSW认为比特币应该升级到128M,并得到Gavin Andresen、Roger Ver等人和比特现金矿池CoinGeek的支持。此外,CSW反对Bitcoin ABC开发组近期对BCH做的一些升级,并扬言在11月15号推出新的BCH客户端,并且不兼容Bitcoin ABC开发组做的相关升级,即实质上对BCH进行硬分叉。


04 “内战”始末


独立的一周年里,比特现金快速发展,功能不断完善,已扩展到19种不同的服务,包括Bitpay、Coingate、Coinpay等;参与了14个不同的项目,如Openbazaar、Joystream和Counterparty等。

8月20日,Bitcoin ABC开发组宣布,已经为11月15日的升级完成了新客户端,作为生态成员,开发者、矿池、矿工等各个环节都为此做着准备。此次更新的内容有:1.一种新的操作码OP_CHECKDATASIG,其能够优化BCH脚本语言,允许验证来自区块链外部的信息,这有助于预言机和跨链原子合约的应用;2.标准化交易排序,这是未来大规模扩容的技术基础;3.其它技术修复和改进内容。

但是,BCH的另一个开发团队nchain和CSW认为此次更新违背了中本聪的愿景,称会完成一个新的客户端,将锁死BCH的底层协议,同时将区块大小升级到128M,并且不会兼容Bitcoin ABC的更新。

起初,整个社区对这件事并不上心,因为自从比特币分裂出来后算力变成了绝对权威,比特大陆支持的Bitcoin ABC开发组似乎有着主导力量。但是,随后BCH第一大矿池CoinGeek也表示支持CSW,整个社区便开始蔓延分裂的危机感。


05 大佬怎么看?


这次分裂疑云的主角便是CSW和吴忌寒,此外还有一些中立者和局外人。

吴忌寒主导并完成了BCH的分叉,并投入算力和资金支持BCH的发展,可以说是整个社区最有影响力的人。他完全支持Bitcoin ABC,认为BCH需要更加自由,应该适应市场,快速演进,提高客户体验,随市场需求扩大容量。

CSW更像是比特币原教旨主义,认为比特现金应该尽快稳定底层协议,并快速扩大容量吸引大银行大企业进入。

江卓尔作为中立者,认为此次分裂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即使分裂了也没有谁对谁错只说。同时他表示,现阶段直接扩容到128M意义不大,目前的32M完全满足BCH的发展,分叉到128M会给矿工带来较大挑战以及增加BCH被攻击的风险,分叉到多大容量应该交给矿工决定,因为矿工是最理解市场需求的人。

局外人V神认为将BCH区块容量上限扩展到128MB是一个灾难。这是一次将CSW赶出BCH社区的绝佳机会,不应该对他妥协, V神对CSW自称是中本聪的说法表示怀疑。

bch03.jpg



06 算力大战


在比特现金的世界里,算力是绝对权力。江卓尔在微博上说,每个人都可以花钱去购买算力来保证自己的权力,所以算力优先最公平高效。

若仅是CSW要分叉BCH,并不会引起社区的担忧,但这次CoinGeek表示完全支持CSW,而后者是比特现金最大的矿池。在最新的算力分布表上,CoinGeek占有BCH全部算力接近30%,CSW也透露,匿名算力中有20%-22%属于他。

但是其他人可不这么认为,分析人士称,比特大陆直接和间接拥有比特币全网一半的算力,拿出部分转移到比特现金上CSW毫无胜算。同时江卓尔表示BCH全部算力还没有他们公司算力大,即使CSW拥有60%的BCH全网算力也没有意义。

开发者和矿工之间一直存在矛盾,这也是上次扩容之争失败的原因之一。CSW声称,要帮矿工夺回控制权,提倡锁死底层协议,让矿工雇佣开发者,开发者为矿工服务,矿工之间用算力公平竞争,“矿工是逐利的,他们会确保比特币网络的安全性。用户很容易能设置出假的服务器,可是矿工不能,矿工还能照顾用户的利益,照顾得好,币的价格就会上升。”

因为双方都有较大的算力支持,所以分裂一直笼罩着BCH社区。比特大陆一直被外界称呼为矿霸,对于算力集中问题,BCH社区同样担心,毕竟谁都无法保证矿工不会做恶。


07 何去何从?


上一次扩容之争谈判失败导致比特币分裂,这次扩容之争谈判是否会再次失败导致比特现金分裂还不得而知。比特币崇尚自由,比特现金也崇尚自由,所以分裂不是问题,重要的是正确的一方不断向前。


作者:Logos Wei 

OKEx上演大屠杀:“韭菜”23分钟痛失3500万

特写chaintruth 发表了文章 • 2018-09-07 14:24 • 来自相关话题

3500万在几分钟内损失了一半,想要止损或者补仓,交易软件却不听使唤。李啸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财富被一点一点装到别人口袋。他不解、着急、愤怒,有人说“用杠杆炒币与赌博无异”,他却觉得自己经历了一次抢劫。

9月5日下午,比特币价格连续暴跌,OKEx交易平台上一大批采用杠杆(20倍)交易的用户惨遭血洗。看似正常的行情波动,却因为一些迹象,被认为是平台蓄意收割散户。

爆仓者止损无门。APP闪退、平台无法登陆等一系列状况让投资者们痛失多年积蓄。其中最多的,短短23分钟便损失了20000个以太坊,折合近3500万元人民币。

求助无路。客服答应一天内给解释却爽约,OKEx官方称事情还未研究清楚,目前还没有对于用户损失的处理方案。投资者询问客服OKEx的总部在哪里,客服始终不肯说。

法律无援。“平台都在海外,另外是虚拟币与虚拟币之间的杠杆交易,实际上并没有牵扯人民币的结算,这个就不太好定义为非法期货。”数字货币资深研究员张梦龙对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表示。

很多人把炒币当作赌博。赌多年积蓄,博一夜暴富。如今,多年积蓄赔光,一夜暴富梦碎,在法律和大盘走势面前双双败下阵来,他们手足无措。


23分钟损失3500万


9月5日,王磊收到了一份特殊的“新婚贺礼”。

这本是稀松平常的一天。婚礼就在几天后,王磊的心情紧张又愉悦。像往常一样,下午五点半,他买完菜到家,并没有马上做饭,而是打开电脑,看了一眼OKEx官网上数字货币的价格。

这种警惕源于炒币一年多的经验判断。“ETH和EOS已经上涨了2周时间,我有一点担心下跌,而且我是做合约的,得保持警觉。”王磊告诉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

看到大盘的一瞬间,新婚的喜悦瞬间被冲散。“比特币价格跌了3个点,我亏损了有一半多了。”王磊坦言,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最大承受能力。赶快去平仓!他迅速做了决定。

手机却不听指挥了。“点开软件之后根本没有任何反应,输账号点登陆也没有任何反应,根本看不见自己的仓位。”眼看着5万多元成了空气,王磊的紧张感骤然上升。

币价还在下跌,手机和电脑却迟迟不动。过了不到10分钟,王磊收到一条短信,“告诉我亏损已经达到70%了,必须平仓或者补仓。”不到10分钟,他又多损失了2万。

王磊有些慌了,他马上拿来妻子的手机反复登录,但依然无果。他必须按捺住自己内心的紧张,“我老婆根本不知道我投了那么多钱炒币”。再过了10分钟,爆仓了。短短半小时,王磊损失了8万元。这份新婚大礼显然不是那么称心如意。





维权者提供的APP无法正常登陆的页面


几乎在同一时间,在另一座城市,有人和王磊的遭遇高度相似。“短短23分钟,让我损失了20000个以太坊(9月5日18时,ETH价格约252美元,20000个ETH折合人民币将近3500万元)”,李啸告诉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言语中隐藏不住愤怒和无奈。
   




 仓位无法查看


不止王磊、李啸,受到此次“大瀑布”波及的用户不在少数。他们本想采取各种止损措施,但OKEx偏不巧在此时出现各种BUG,比如APP闪退、无法登陆平台、无法查看合约和仓位等等。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王磊们想及时止损,也束手无策。

遭到“暴力洗劫”的散户们迅速组织了维权群。在现实世界中,这些人或许没有任何交集,却因为这样不得已的理由必须拧成一团。他们的损失从一两万到几百万、上千万不等,他们想要抗争。


OKEx客服“不在线”


登录不上平台,王磊第一时间想到联系客服。直到晚上八点多,他才“如愿以偿”。客服前后不一致的说法让王磊颇为不爽。他回忆,起初,客服表示因为大量客户涌入,机器变得缓慢。随后,客服便承认是宕机了。

对于这样的解释,王磊并不买账。“国外的平台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国内整个网一断,币价就立马往下砸。这里面奇怪的一个问题是,既然宕机了,大不了整个数字货币的交易都停了,但做空的人却可以疯狂交易,里面的交易量还在持续扩大。散户却进不去,你告诉我说你用户太多导致宕机了,这谎言编得。”

他觉得损失不该自己承担,“如果系统正常,我爆仓了,我可以忍受,我自己承担损失。”但客服并没有给出王磊合理的解决方式。无奈之下,王磊问了不下十几次客服OKEx的总部在哪里,但客服始终不肯说,“他们说这不是我们能说的范围”。双方僵持之下,最终客服承诺9月6日回复给到结果,但截至到9月7日凌晨,王磊依然没能等来所谓的结果。

在被爆仓两个小时后,有维权者得到了OKEx客服的回复,客服表示系统已经恢复正常,核实清楚后,会给用户一个解决方案。但解决方案至今未给出。





9月5日19:40,OKEx官方回应


针对用户的几点疑问,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向OKEx官方寻求说法。OKEx的一位高管表示,这次事故的原因很清楚,是基于行情极大波动,造成部分用户短时间无法登入操作,至于更详细的技术原因,需要仔细的研究。这和公告上发出的内容并无差异。

对于此次宕机造成的用户损失,他表示:我们跟一直以来采取的态度一样。“网络世界庞杂,造成网络不稳定的因素非常多。对于平台自身失误造成的用户损失,我们一直本着互相理解、互相支持的态度与用户探讨补偿方案和比例。眼下,事情还未研究清楚,目前还没有对于用户损失的处理方案。”

但用户已经等不及了。他们想要通过维权要回自己的损失。上一次,当“敌敌畏撒向徐明星”时,据说300个维权者要回了自己的损失,“没去的估计就没赔”。而这一次,维权者想要以同样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利益。

在维权群里,投资者们愤愤不平。“这种人一看就是短命的相”、“根本没有良知”、“不用弄死”、“一只手或者一只脚就可以”、“直接暗网操作”......他们在以尽可能的方式发泄自己的愤怒。
 









维权群里,投资者情绪激动,言语激烈。


杠杆交易:博弈大盘


巨额的财产损失让很多人坐立不安。“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待着,不想回家”、“我从昨晚到现在没睡,躺在床上一天多了”、“哪里有钱吃晚饭”等等类似的声音从未停止,而造成他们损失的“罪魁祸首”则是杠杆交易。

杠杆交易本不是什么新事物。“杠杆现在应用最多的领域是外汇和贵金属。一般来说,这个领域行情一天的变动都是千分之几。为了增加收益,投资者会采取杠杆的方式进行交易。”三两知CEO张博涵对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表示。“A股本身有涨跌幅的限制,在大牛市时,投资者会采取场外配资的方式,来增加自己的收益。”

到了币圈,情况变得不一样了。7×24小时不眠不休的交易,币价没有涨跌幅限制,像过山车般刺激人心。“在币圈这个领域,因为本身的涨跌幅就很大,一般来说配2倍3倍都是很可怕的事情。”三两知CEO张博涵说道。

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查询OKEx平台,发现其杠杆交易倍数最高可达20倍。高杠杆的影响下,收益被无限放大。比如某散户投资10万,10倍杠杆,大盘上涨5%,那么该散户便收入5万。反之,亦然。     





OKEx官网显示,启动杠杆交易前,投资者需知的合约规则


因此,对于投资者来说,想要赚钱,就必须要和大盘走势博弈。在币圈,大盘的走势似乎并不是完全市场化的。张博涵表示,因为有了交易所和庄家的存在,就有把仓位拉爆的方式。在他看来,能否把仓拉爆取决于交易所是用第三方的行情还是用自己场内的行情,“如果是用自己场内的行情,交易所自己就能操纵,随便一个大单就可以把自己的行情拉升几个点”。

一旦操纵行情有了可能,交易所便将散户的财富攥在了手里。“很多时候一些交易所会让自己的行情幅度扩大化,这样就会把一些仓位拉爆。”张博涵表示。造成的结果显而易见,“把别人拉爆,自己付出很小的代价,便可以把他人的收益据为己有”。

交易所坐拥财富,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其吃相颇为难看。“本来滑点(指下单点位和最后成交点位有差距)就可以赚得盆满钵满,现在有些人故意把仓拉爆,就是在透支自己的口碑,从长期来讲,是一个双输的过程。”

和大盘博弈,投资者几乎毫无优势。从法律的角度讲,投资者维权的机会也不大。一般而言,交易所在提供杠杆服务之前,都会在合约里面注明,当币价达到多大波动时会强制平仓。“如果是配了10倍左右的杠杆,整个行情跌5%左右(投资者损失一半收益),就会提示补仓,然后跌8%左右(投资者损失80%收益),就会强制进行平仓,这个就是所谓的爆仓。”张博涵表示。

事实上,当合约盈亏比例达到-70%时,王磊确实收到了来自OKEx平台的风险提示短信。但当王磊想要减持和平仓的时候,他怎么都无法登陆OKEx官网及App。

“如果发生在国内,这类似于非法期货。但目前各类平台都在海外,另外是虚拟币与虚拟币之间的杠杆交易,实际上并没有牵扯人民币的结算,这个就不太好定义。”数字货币资深研究员张梦龙对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表示。

在法律和大盘的博弈中,投资者双双败下阵来。


只有7秒记忆的币圈


或许,从选择了杠杆交易开始,他们早就心浮气躁。“一般来讲,正常人是不会用杠杆方式操作的。”张博涵表示。

“这个风险是巨大的,已经超越了投资的范畴。杠杆交易的本质是博取风险收益,如果控制不好,实际上就是一种赌博行为。”币策首席分析师肖磊对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表示。

赌博的结果是损失惨重。有些人一夜之间损失了1000万元,有些人损失了1万个ETH,更有人在损失了920万之后,当晚就要跳楼,在被朋友拦下之后方才止住。但今天再去拨打其电话,已是关机状态,人不知所踪。

一夜之间,被收割的“韭菜”们被一种强大的力量团结在一起。人们想挽回自己的损失,却意见不一。有人想起诉,有人却主张不起诉,原本强大的力量瞬间被削弱。

“我知道为什么维权这么难了,因为大家都不希望这个赌场消失,我敢说群里的大部分人是希望把损失要回来,而不是希望让OK倒闭。”一个投资者说。

或许,这个群的命运和所有维权群一样。事发前两天,散户们想方设法想要回自己的损失。但当所有的挣扎没有结果后,可能仅仅一个星期,维权群便成了死群。“不出三天,咱这个群基本就不会有人说话了,OK也算拖过去了”,有投资者表示。

币圈的人似乎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在被疯狂收割之后,只要还有粮草,便依然存有希望。“币圈只有7秒记忆”,过去被收割的经历似乎成为了别人的故事。他们斗志昂扬,再一次冲进了没有刀光剑影的战场。但在这场实力悬殊的游戏中,他们或许只有被收割的命运。

摆在王磊眼前的是,他必须强装开心,去筹办自己如期而至的婚礼。


出品:区块链Truth
作者:林默默 三十
编辑:贺树龙
注: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磊、李啸、张梦龙皆为化名。 查看全部
taoshao.jpg


3500万在几分钟内损失了一半,想要止损或者补仓,交易软件却不听使唤。李啸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财富被一点一点装到别人口袋。他不解、着急、愤怒,有人说“用杠杆炒币与赌博无异”,他却觉得自己经历了一次抢劫。

9月5日下午,比特币价格连续暴跌,OKEx交易平台上一大批采用杠杆(20倍)交易的用户惨遭血洗。看似正常的行情波动,却因为一些迹象,被认为是平台蓄意收割散户。

爆仓者止损无门。APP闪退、平台无法登陆等一系列状况让投资者们痛失多年积蓄。其中最多的,短短23分钟便损失了20000个以太坊,折合近3500万元人民币。

求助无路。客服答应一天内给解释却爽约,OKEx官方称事情还未研究清楚,目前还没有对于用户损失的处理方案。投资者询问客服OKEx的总部在哪里,客服始终不肯说。

法律无援。“平台都在海外,另外是虚拟币与虚拟币之间的杠杆交易,实际上并没有牵扯人民币的结算,这个就不太好定义为非法期货。”数字货币资深研究员张梦龙对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表示。

很多人把炒币当作赌博。赌多年积蓄,博一夜暴富。如今,多年积蓄赔光,一夜暴富梦碎,在法律和大盘走势面前双双败下阵来,他们手足无措。


23分钟损失3500万


9月5日,王磊收到了一份特殊的“新婚贺礼”。

这本是稀松平常的一天。婚礼就在几天后,王磊的心情紧张又愉悦。像往常一样,下午五点半,他买完菜到家,并没有马上做饭,而是打开电脑,看了一眼OKEx官网上数字货币的价格。

这种警惕源于炒币一年多的经验判断。“ETH和EOS已经上涨了2周时间,我有一点担心下跌,而且我是做合约的,得保持警觉。”王磊告诉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

看到大盘的一瞬间,新婚的喜悦瞬间被冲散。“比特币价格跌了3个点,我亏损了有一半多了。”王磊坦言,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最大承受能力。赶快去平仓!他迅速做了决定。

手机却不听指挥了。“点开软件之后根本没有任何反应,输账号点登陆也没有任何反应,根本看不见自己的仓位。”眼看着5万多元成了空气,王磊的紧张感骤然上升。

币价还在下跌,手机和电脑却迟迟不动。过了不到10分钟,王磊收到一条短信,“告诉我亏损已经达到70%了,必须平仓或者补仓。”不到10分钟,他又多损失了2万。

王磊有些慌了,他马上拿来妻子的手机反复登录,但依然无果。他必须按捺住自己内心的紧张,“我老婆根本不知道我投了那么多钱炒币”。再过了10分钟,爆仓了。短短半小时,王磊损失了8万元。这份新婚大礼显然不是那么称心如意。

taosha2.jpg

维权者提供的APP无法正常登陆的页面


几乎在同一时间,在另一座城市,有人和王磊的遭遇高度相似。“短短23分钟,让我损失了20000个以太坊(9月5日18时,ETH价格约252美元,20000个ETH折合人民币将近3500万元)”,李啸告诉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言语中隐藏不住愤怒和无奈。
   
taosha3.jpg

 仓位无法查看


不止王磊、李啸,受到此次“大瀑布”波及的用户不在少数。他们本想采取各种止损措施,但OKEx偏不巧在此时出现各种BUG,比如APP闪退、无法登陆平台、无法查看合约和仓位等等。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王磊们想及时止损,也束手无策。

遭到“暴力洗劫”的散户们迅速组织了维权群。在现实世界中,这些人或许没有任何交集,却因为这样不得已的理由必须拧成一团。他们的损失从一两万到几百万、上千万不等,他们想要抗争。


OKEx客服“不在线”


登录不上平台,王磊第一时间想到联系客服。直到晚上八点多,他才“如愿以偿”。客服前后不一致的说法让王磊颇为不爽。他回忆,起初,客服表示因为大量客户涌入,机器变得缓慢。随后,客服便承认是宕机了。

对于这样的解释,王磊并不买账。“国外的平台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国内整个网一断,币价就立马往下砸。这里面奇怪的一个问题是,既然宕机了,大不了整个数字货币的交易都停了,但做空的人却可以疯狂交易,里面的交易量还在持续扩大。散户却进不去,你告诉我说你用户太多导致宕机了,这谎言编得。”

他觉得损失不该自己承担,“如果系统正常,我爆仓了,我可以忍受,我自己承担损失。”但客服并没有给出王磊合理的解决方式。无奈之下,王磊问了不下十几次客服OKEx的总部在哪里,但客服始终不肯说,“他们说这不是我们能说的范围”。双方僵持之下,最终客服承诺9月6日回复给到结果,但截至到9月7日凌晨,王磊依然没能等来所谓的结果。

在被爆仓两个小时后,有维权者得到了OKEx客服的回复,客服表示系统已经恢复正常,核实清楚后,会给用户一个解决方案。但解决方案至今未给出。

taosha4.jpg

9月5日19:40,OKEx官方回应


针对用户的几点疑问,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向OKEx官方寻求说法。OKEx的一位高管表示,这次事故的原因很清楚,是基于行情极大波动,造成部分用户短时间无法登入操作,至于更详细的技术原因,需要仔细的研究。这和公告上发出的内容并无差异。

对于此次宕机造成的用户损失,他表示:我们跟一直以来采取的态度一样。“网络世界庞杂,造成网络不稳定的因素非常多。对于平台自身失误造成的用户损失,我们一直本着互相理解、互相支持的态度与用户探讨补偿方案和比例。眼下,事情还未研究清楚,目前还没有对于用户损失的处理方案。”

但用户已经等不及了。他们想要通过维权要回自己的损失。上一次,当“敌敌畏撒向徐明星”时,据说300个维权者要回了自己的损失,“没去的估计就没赔”。而这一次,维权者想要以同样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利益。

在维权群里,投资者们愤愤不平。“这种人一看就是短命的相”、“根本没有良知”、“不用弄死”、“一只手或者一只脚就可以”、“直接暗网操作”......他们在以尽可能的方式发泄自己的愤怒。
 
taosha5.jpg


taosha6.jpg

维权群里,投资者情绪激动,言语激烈。


杠杆交易:博弈大盘


巨额的财产损失让很多人坐立不安。“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待着,不想回家”、“我从昨晚到现在没睡,躺在床上一天多了”、“哪里有钱吃晚饭”等等类似的声音从未停止,而造成他们损失的“罪魁祸首”则是杠杆交易。

杠杆交易本不是什么新事物。“杠杆现在应用最多的领域是外汇和贵金属。一般来说,这个领域行情一天的变动都是千分之几。为了增加收益,投资者会采取杠杆的方式进行交易。”三两知CEO张博涵对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表示。“A股本身有涨跌幅的限制,在大牛市时,投资者会采取场外配资的方式,来增加自己的收益。”

到了币圈,情况变得不一样了。7×24小时不眠不休的交易,币价没有涨跌幅限制,像过山车般刺激人心。“在币圈这个领域,因为本身的涨跌幅就很大,一般来说配2倍3倍都是很可怕的事情。”三两知CEO张博涵说道。

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查询OKEx平台,发现其杠杆交易倍数最高可达20倍。高杠杆的影响下,收益被无限放大。比如某散户投资10万,10倍杠杆,大盘上涨5%,那么该散户便收入5万。反之,亦然。     

taosha7.jpg

OKEx官网显示,启动杠杆交易前,投资者需知的合约规则


因此,对于投资者来说,想要赚钱,就必须要和大盘走势博弈。在币圈,大盘的走势似乎并不是完全市场化的。张博涵表示,因为有了交易所和庄家的存在,就有把仓位拉爆的方式。在他看来,能否把仓拉爆取决于交易所是用第三方的行情还是用自己场内的行情,“如果是用自己场内的行情,交易所自己就能操纵,随便一个大单就可以把自己的行情拉升几个点”。

一旦操纵行情有了可能,交易所便将散户的财富攥在了手里。“很多时候一些交易所会让自己的行情幅度扩大化,这样就会把一些仓位拉爆。”张博涵表示。造成的结果显而易见,“把别人拉爆,自己付出很小的代价,便可以把他人的收益据为己有”。

交易所坐拥财富,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其吃相颇为难看。“本来滑点(指下单点位和最后成交点位有差距)就可以赚得盆满钵满,现在有些人故意把仓拉爆,就是在透支自己的口碑,从长期来讲,是一个双输的过程。”

和大盘博弈,投资者几乎毫无优势。从法律的角度讲,投资者维权的机会也不大。一般而言,交易所在提供杠杆服务之前,都会在合约里面注明,当币价达到多大波动时会强制平仓。“如果是配了10倍左右的杠杆,整个行情跌5%左右(投资者损失一半收益),就会提示补仓,然后跌8%左右(投资者损失80%收益),就会强制进行平仓,这个就是所谓的爆仓。”张博涵表示。

事实上,当合约盈亏比例达到-70%时,王磊确实收到了来自OKEx平台的风险提示短信。但当王磊想要减持和平仓的时候,他怎么都无法登陆OKEx官网及App。

“如果发生在国内,这类似于非法期货。但目前各类平台都在海外,另外是虚拟币与虚拟币之间的杠杆交易,实际上并没有牵扯人民币的结算,这个就不太好定义。”数字货币资深研究员张梦龙对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表示。

在法律和大盘的博弈中,投资者双双败下阵来。


只有7秒记忆的币圈


或许,从选择了杠杆交易开始,他们早就心浮气躁。“一般来讲,正常人是不会用杠杆方式操作的。”张博涵表示。

“这个风险是巨大的,已经超越了投资的范畴。杠杆交易的本质是博取风险收益,如果控制不好,实际上就是一种赌博行为。”币策首席分析师肖磊对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表示。

赌博的结果是损失惨重。有些人一夜之间损失了1000万元,有些人损失了1万个ETH,更有人在损失了920万之后,当晚就要跳楼,在被朋友拦下之后方才止住。但今天再去拨打其电话,已是关机状态,人不知所踪。

一夜之间,被收割的“韭菜”们被一种强大的力量团结在一起。人们想挽回自己的损失,却意见不一。有人想起诉,有人却主张不起诉,原本强大的力量瞬间被削弱。

“我知道为什么维权这么难了,因为大家都不希望这个赌场消失,我敢说群里的大部分人是希望把损失要回来,而不是希望让OK倒闭。”一个投资者说。

或许,这个群的命运和所有维权群一样。事发前两天,散户们想方设法想要回自己的损失。但当所有的挣扎没有结果后,可能仅仅一个星期,维权群便成了死群。“不出三天,咱这个群基本就不会有人说话了,OK也算拖过去了”,有投资者表示。

币圈的人似乎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在被疯狂收割之后,只要还有粮草,便依然存有希望。“币圈只有7秒记忆”,过去被收割的经历似乎成为了别人的故事。他们斗志昂扬,再一次冲进了没有刀光剑影的战场。但在这场实力悬殊的游戏中,他们或许只有被收割的命运。

摆在王磊眼前的是,他必须强装开心,去筹办自己如期而至的婚礼。


出品:区块链Truth
作者:林默默 三十
编辑:贺树龙
注: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磊、李啸、张梦龙皆为化名。

港股“借壳上市”,火币李林的币股“双轨化”算盘怎么打?

公司chaindd 发表了文章 • 2018-09-07 12:46 • 来自相关话题

李林收购港股上市公司桐成控股73.73%股份,是否会成为火币“双轨化”体系的前瞻性布局?



“火币有意借壳上市只是一个谣言。”

火币集团创始人李林曾直接否定了市场上的这一消息,但同时表示火币集团不排除在传统资本市场上市的可能性。

李林表示,以区块链为代表的虚拟世界和传统的金融体系构筑的“双轨制”体系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并行。

他说道:“在区块链的市场里,通过平台币帮助我们实现区块链领域众品牌等众多场景,我相信借助传统资本市场能够获得很大帮助。”

而近日火币李林收购港股上市公司桐成控股73.73%股份的动作,让“火币借壳上市”猜测再次站上舆论中心。站在数字货币行业前端的火币交易所,此番积极拥抱传统证券市场,似乎有着更强的标本意义。这是否会成为火币“双轨化”体系的前瞻性布局?


股权转让下的“壳交易”


8月27日晚,港交所披露易显示,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大股东分别向火币集团董事长李林和裂变资本董事长滕荣松转让73.73%和6.8%的股权。转让完成后,火币集团创始人李林成为桐成控股实际控制人。

经作者估算,按照所持股份比例,李林收购股份斥资超过5.42亿港元。

受利好消息的冲击,桐成控股与火币集团大股东间的“买卖”交易在二级市场上引发巨大波动,在桐成控股8月30日复牌的当天,股价大涨70.13%,当日报收5.24港元,最高曾摸高6.8港元。这一价格比其3.07港元的30日均价直接翻了一倍。

对于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来说,显然对于这桩交易抱有很高的期待。该股当日总成交额1.39亿港元,换手率为8.51%。而停牌前5日的成交量平均只有70.88万港元。

需要注意的是,火币李林以平均每股2.72港元的价格买入2.22亿桐成控股股票份额,而桐成控股在停牌前的价格是3.08港元/股。对于资本市场常见的溢价收购来说,火币却低于市场价格的价格实现了“腾笼换鸟”。

桐成控股是一家主要生产电器相关产品及电源、电子产品的制造商。于2016年11月21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上市。

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是螺管线圈的销售,2018年中报净利98.60万港元,同比减少54.42%。盈利能力持续下滑。

此外,其2018年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23.4万港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1158.7万港元,进一步扩大流出量。实际上,进入2017年以来,桐成控股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资金周转愈发紧张。

综合盈利能力排在港股和A股同类行业128只个股中的第104名。在互联网和新兴科技公司林立的港股市场,以传统工业零件为主营的桐成控股,生存空间愈发狭窄。


“狼多肉少”,交易所生变


关于火币借壳谣言,李林表示,火币核心的资产即火币交易所的业务,在全球范围内都还没有完全的合规,所以借壳上市从操作上存在很大的难度。

不过,桐成控股在“壳”概念中相对那些业绩长期亏损、股价低位徘徊的“仙股”来说,质地相对要优质一些。而控股一家港股上市公司,显然对火币集团有着更长远的规划。

数字货币交易所是火币集团的核心资产,而交易所作为数字货币领域中的头部平台,在整个生态链中掌握着绝对的流量和资产,也被看作是最容易“捞金”的地方。有观点称,火币集团是全球领先的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商,这次收购香港主板上市公司也是这个数字资产行业巨头向规范化、国际化方面发展的重要举措。

根据国外财经网站Howmuch的数据统计,今年鼎盛时期,币安每天可以通过收取手续费获得348万美元的收入,而当时的第二名Upbit可以获得342万美元的收入,火币Pro则可以获得229万美元的手续费收入。

比特币成就了交易所的繁荣,但同时也促进了“狼多肉少”的局面。据CoinMarketCap统计,截止2018年8月30日,数字货币市场上共有13615家交易所,而数字货币总数仅有1910个。

但是对于这种承担着“证监会、发改委、中登结算和券商职能”的中心化交易所来说,行业洗牌已箭在弦上。而对于数字货币交易所来说,于其等待被革命,不如自创新。


意在虚拟银行牌照,“弯道超车”?


在数字货币市场低迷、内地监管频频出手之际,站在行业头部的火币集团正在将手伸入证券二级市场中。不同于稚嫩的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在传统证券市场中,已然形成了一套成熟的业务流程和监管体系。

相较于火币李林这次与证券市场主动的“握手”,在数字货币交易所发展过程中,诸多头部交易所都在开设期货或是类期货的合约交易。众所周知,期货带有明显的证券属性,但是以币为计价的期货产品模糊了证券产品和数字货币的界限,这种模糊性也徒增了监管的难度。

从目前数字货币发展的情况来看,数字资产平台谋求“牌照化”逐渐成为共识。但是,仅从火币入主上市公司一事来断定“李林想将数字资产装入上市公司体系”,尚不太符合实际。

不过李林这一动作,似乎有着他更远的规划和想法。新湃资本执行总经理王卓告诉我们,“上市公司”作为一个合法经营平台,是一个很好的题材,将更方便于企业方的募资和资金流转。

此外,香港宣布引入虚拟银行。不排除火币在拥有上市公司地位后去申请虚拟银行牌照。

所谓虚拟银行,主要指通过互联网或其他电子渠道,而非实体分行提供低成本、更好体验的零售银行服务的金融机构。

我们了解到,今年5月30日,香港金管局发布《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修订本,明确指出“银行、金融机构及科技公司均可申请在香港持有和经营虚拟银行”,并表示有意在香港经营虚拟银行的公司超过50家。8月31日,香港首批虚拟银行牌照申请正式“关闸”。

截至8月31日下午5时,香港金融管理局已收到29家机构递交的虚拟银行牌照申请,腾讯、蚂蚁金服、京东金融、众安保险、小米、中国平安、汇丰香港、渣打银行(香港)等金融或科技巨头均以独资或设立合资公司的形式出现在内。

如果火币能够成功获得这张虚拟牌照,意味着其自身业务模式得到了香港金管局的认可。不过新湃资本王卓也表示,火币的这种“弯道超车”在操作上会很难。即使在香港,依然要考虑国内政策和监管的敏感性。


数字资产装入证券二级市场,有待观察


借壳上市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规则中称为“反向收购”(Reverse Takeover)。根据相关上市规则,香港联交所将准备进行反向收购的公司,视为新申请上市的公司。即在中国香港借壳上市的条件等同IPO。

链法团队庞理鹏律师表示,只要能满足相关条件,数字货币交易所在香港借壳上市就不存在法律上的障碍。收购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的是火币集团董事长李林个人,至于后续火币网及其所述交易平台的相关资产借壳上市,则有待进一步操作。

李林的“买壳”行为在中国数字货币市场是一件标志性的事件。但是严格意义上的“借壳上市”在加拿大已有成功的先例。

8月1日,由华尔街传奇对冲基金经理、亿万富翁迈克·诺沃格拉茨 Mike Novogratz创立的加密货币商人银行 Galaxy Digital在8月1日在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挂牌上市。

今年年初,诺沃格拉茨在加拿大收购了一家提供加密货币咨询服务的初创公司First Coin Capital,然后又通过收购一家加拿大上市公司,完成借壳上市。这是加拿大该交易所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反向收购案,也是全球第一家加密资产投资和管理公司成功上市。意味着传统投资者可以通过购买股票的形式来加入到数字货币行业中。

作者了解到,加拿大对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一直持有开发的态度,并在很早就确定了比特币的合法币地位,宽松的环境给了数字货币发展更多的可能性,“造币”被认为是合法资产、数字货币交易所也可合法经营。

不过,抛开李林入主上市公司和国外宽松的发展环境,数字货币资产是否适合进入传统证券二级市场?

对此,庞理鹏律师告诉我们,数字货币资产根据资产定义是可以评估作价转让的,但数字货币作为证券本身交易尚不存在相关案例,由于目前立法不完善,依法经营定位不明确,数字货币作为资产进人证券二级市场可能存在一些障碍。

此外,庞理鹏律指出,虽然此前存在区块链概念相关的矿机厂商申请赴港上市的先例,但是数字资产交易所上市还不存在先例,至于数字资产交易所登陆股票交易所后产生何种反应或者可能催生哪些商业模式,则有待进一步观察和研究。(作者:成裘) 查看全部
1931192_9682873dd2daec96f5d889e79ae742cb.jpg


李林收购港股上市公司桐成控股73.73%股份,是否会成为火币“双轨化”体系的前瞻性布局?




“火币有意借壳上市只是一个谣言。”

火币集团创始人李林曾直接否定了市场上的这一消息,但同时表示火币集团不排除在传统资本市场上市的可能性。

李林表示,以区块链为代表的虚拟世界和传统的金融体系构筑的“双轨制”体系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并行。

他说道:“在区块链的市场里,通过平台币帮助我们实现区块链领域众品牌等众多场景,我相信借助传统资本市场能够获得很大帮助。”

而近日火币李林收购港股上市公司桐成控股73.73%股份的动作,让“火币借壳上市”猜测再次站上舆论中心。站在数字货币行业前端的火币交易所,此番积极拥抱传统证券市场,似乎有着更强的标本意义。这是否会成为火币“双轨化”体系的前瞻性布局?


股权转让下的“壳交易”


8月27日晚,港交所披露易显示,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大股东分别向火币集团董事长李林和裂变资本董事长滕荣松转让73.73%和6.8%的股权。转让完成后,火币集团创始人李林成为桐成控股实际控制人。

经作者估算,按照所持股份比例,李林收购股份斥资超过5.42亿港元。

受利好消息的冲击,桐成控股与火币集团大股东间的“买卖”交易在二级市场上引发巨大波动,在桐成控股8月30日复牌的当天,股价大涨70.13%,当日报收5.24港元,最高曾摸高6.8港元。这一价格比其3.07港元的30日均价直接翻了一倍。

对于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来说,显然对于这桩交易抱有很高的期待。该股当日总成交额1.39亿港元,换手率为8.51%。而停牌前5日的成交量平均只有70.88万港元。

需要注意的是,火币李林以平均每股2.72港元的价格买入2.22亿桐成控股股票份额,而桐成控股在停牌前的价格是3.08港元/股。对于资本市场常见的溢价收购来说,火币却低于市场价格的价格实现了“腾笼换鸟”。

桐成控股是一家主要生产电器相关产品及电源、电子产品的制造商。于2016年11月21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上市。

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是螺管线圈的销售,2018年中报净利98.60万港元,同比减少54.42%。盈利能力持续下滑。

此外,其2018年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23.4万港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1158.7万港元,进一步扩大流出量。实际上,进入2017年以来,桐成控股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资金周转愈发紧张。

综合盈利能力排在港股和A股同类行业128只个股中的第104名。在互联网和新兴科技公司林立的港股市场,以传统工业零件为主营的桐成控股,生存空间愈发狭窄。


“狼多肉少”,交易所生变


关于火币借壳谣言,李林表示,火币核心的资产即火币交易所的业务,在全球范围内都还没有完全的合规,所以借壳上市从操作上存在很大的难度。

不过,桐成控股在“壳”概念中相对那些业绩长期亏损、股价低位徘徊的“仙股”来说,质地相对要优质一些。而控股一家港股上市公司,显然对火币集团有着更长远的规划。

数字货币交易所是火币集团的核心资产,而交易所作为数字货币领域中的头部平台,在整个生态链中掌握着绝对的流量和资产,也被看作是最容易“捞金”的地方。有观点称,火币集团是全球领先的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商,这次收购香港主板上市公司也是这个数字资产行业巨头向规范化、国际化方面发展的重要举措。

根据国外财经网站Howmuch的数据统计,今年鼎盛时期,币安每天可以通过收取手续费获得348万美元的收入,而当时的第二名Upbit可以获得342万美元的收入,火币Pro则可以获得229万美元的手续费收入。

比特币成就了交易所的繁荣,但同时也促进了“狼多肉少”的局面。据CoinMarketCap统计,截止2018年8月30日,数字货币市场上共有13615家交易所,而数字货币总数仅有1910个。

但是对于这种承担着“证监会、发改委、中登结算和券商职能”的中心化交易所来说,行业洗牌已箭在弦上。而对于数字货币交易所来说,于其等待被革命,不如自创新。


意在虚拟银行牌照,“弯道超车”?


在数字货币市场低迷、内地监管频频出手之际,站在行业头部的火币集团正在将手伸入证券二级市场中。不同于稚嫩的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在传统证券市场中,已然形成了一套成熟的业务流程和监管体系。

相较于火币李林这次与证券市场主动的“握手”,在数字货币交易所发展过程中,诸多头部交易所都在开设期货或是类期货的合约交易。众所周知,期货带有明显的证券属性,但是以币为计价的期货产品模糊了证券产品和数字货币的界限,这种模糊性也徒增了监管的难度。

从目前数字货币发展的情况来看,数字资产平台谋求“牌照化”逐渐成为共识。但是,仅从火币入主上市公司一事来断定“李林想将数字资产装入上市公司体系”,尚不太符合实际。

不过李林这一动作,似乎有着他更远的规划和想法。新湃资本执行总经理王卓告诉我们,“上市公司”作为一个合法经营平台,是一个很好的题材,将更方便于企业方的募资和资金流转。

此外,香港宣布引入虚拟银行。不排除火币在拥有上市公司地位后去申请虚拟银行牌照。

所谓虚拟银行,主要指通过互联网或其他电子渠道,而非实体分行提供低成本、更好体验的零售银行服务的金融机构。

我们了解到,今年5月30日,香港金管局发布《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修订本,明确指出“银行、金融机构及科技公司均可申请在香港持有和经营虚拟银行”,并表示有意在香港经营虚拟银行的公司超过50家。8月31日,香港首批虚拟银行牌照申请正式“关闸”。

截至8月31日下午5时,香港金融管理局已收到29家机构递交的虚拟银行牌照申请,腾讯、蚂蚁金服、京东金融、众安保险、小米、中国平安、汇丰香港、渣打银行(香港)等金融或科技巨头均以独资或设立合资公司的形式出现在内。

如果火币能够成功获得这张虚拟牌照,意味着其自身业务模式得到了香港金管局的认可。不过新湃资本王卓也表示,火币的这种“弯道超车”在操作上会很难。即使在香港,依然要考虑国内政策和监管的敏感性。


数字资产装入证券二级市场,有待观察


借壳上市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规则中称为“反向收购”(Reverse Takeover)。根据相关上市规则,香港联交所将准备进行反向收购的公司,视为新申请上市的公司。即在中国香港借壳上市的条件等同IPO。

链法团队庞理鹏律师表示,只要能满足相关条件,数字货币交易所在香港借壳上市就不存在法律上的障碍。收购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的是火币集团董事长李林个人,至于后续火币网及其所述交易平台的相关资产借壳上市,则有待进一步操作。

李林的“买壳”行为在中国数字货币市场是一件标志性的事件。但是严格意义上的“借壳上市”在加拿大已有成功的先例。

8月1日,由华尔街传奇对冲基金经理、亿万富翁迈克·诺沃格拉茨 Mike Novogratz创立的加密货币商人银行 Galaxy Digital在8月1日在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挂牌上市。

今年年初,诺沃格拉茨在加拿大收购了一家提供加密货币咨询服务的初创公司First Coin Capital,然后又通过收购一家加拿大上市公司,完成借壳上市。这是加拿大该交易所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反向收购案,也是全球第一家加密资产投资和管理公司成功上市。意味着传统投资者可以通过购买股票的形式来加入到数字货币行业中。

作者了解到,加拿大对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一直持有开发的态度,并在很早就确定了比特币的合法币地位,宽松的环境给了数字货币发展更多的可能性,“造币”被认为是合法资产、数字货币交易所也可合法经营。

不过,抛开李林入主上市公司和国外宽松的发展环境,数字货币资产是否适合进入传统证券二级市场?

对此,庞理鹏律师告诉我们,数字货币资产根据资产定义是可以评估作价转让的,但数字货币作为证券本身交易尚不存在相关案例,由于目前立法不完善,依法经营定位不明确,数字货币作为资产进人证券二级市场可能存在一些障碍。

此外,庞理鹏律指出,虽然此前存在区块链概念相关的矿机厂商申请赴港上市的先例,但是数字资产交易所上市还不存在先例,至于数字资产交易所登陆股票交易所后产生何种反应或者可能催生哪些商业模式,则有待进一步观察和研究。(作者:成裘)

如何得到华尔街认可?Coinbase选择申请加密货币ETF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8-09-07 12:34 • 来自相关话题

Coinbase似乎已经观察了其它加密货币巨头的努力,并且坚信自己做到他们做不到的事。据知情人士透露,Coinbase有意推出一款加密货币ETF。早前多项比特币ETF申请被拒证明了这很有可能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据BusinessInsider报道,此举是为了满足部分投资者的需求,因为他们不想和可能存在的洗钱活动扯上关系。

Coinbase是世界上最大的交易所运营商之一。在这个平台,不仅是普通投资者能够直接购买加密货币,企业等机构投资者也能享受定制服务。

那么ETF是什么呢?简单来说就是投资者能够投资一支专门经手加密货币的基金。投资ETF的人不会直接持有其代表的资产。因此,ETF被视为华尔街接纳加密货币的关键。

据悉,Coinbase还在和贝德莱集团(BlackRock)的区块链部门保持联系,就加密货币ETF征询意见。贝德莱集团是知名的投资巨头,管理着超过6万亿美元的资产。该集团有推出ETF的经验,但都不属于加密货币范畴。

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这就意味着Coinbase正在争取来自华尔街的认可。不过,Coinbase的竞争压力也不小:不久之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再次驳回文克莱沃斯兄弟的ETF申请,随后又在1天之内拒绝了另外9项申请。

接连被SEC拒绝之后,文克莱沃斯兄弟成立了虚拟商品协会(VCA),旨在通过对监管问题的集中管理来取悦SEC。

现阶段,Coinbase似乎无意加入VCA,他们似乎更满足于单枪匹马地作战。


原文:Coinbase intent on launching a cryptocurrency fund on Wall Street
作者:David Canellis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201809070217051049.jpg


Coinbase似乎已经观察了其它加密货币巨头的努力,并且坚信自己做到他们做不到的事。据知情人士透露,Coinbase有意推出一款加密货币ETF。早前多项比特币ETF申请被拒证明了这很有可能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据BusinessInsider报道,此举是为了满足部分投资者的需求,因为他们不想和可能存在的洗钱活动扯上关系。

Coinbase是世界上最大的交易所运营商之一。在这个平台,不仅是普通投资者能够直接购买加密货币,企业等机构投资者也能享受定制服务。

那么ETF是什么呢?简单来说就是投资者能够投资一支专门经手加密货币的基金。投资ETF的人不会直接持有其代表的资产。因此,ETF被视为华尔街接纳加密货币的关键。

据悉,Coinbase还在和贝德莱集团(BlackRock)的区块链部门保持联系,就加密货币ETF征询意见。贝德莱集团是知名的投资巨头,管理着超过6万亿美元的资产。该集团有推出ETF的经验,但都不属于加密货币范畴。

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这就意味着Coinbase正在争取来自华尔街的认可。不过,Coinbase的竞争压力也不小:不久之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再次驳回文克莱沃斯兄弟的ETF申请,随后又在1天之内拒绝了另外9项申请。

接连被SEC拒绝之后,文克莱沃斯兄弟成立了虚拟商品协会(VCA),旨在通过对监管问题的集中管理来取悦SEC。

现阶段,Coinbase似乎无意加入VCA,他们似乎更满足于单枪匹马地作战。


原文:Coinbase intent on launching a cryptocurrency fund on Wall Street
作者:David Canellis
编译:We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