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起底EOS核心仲裁论坛

攻略ccvalue 发表了文章 • 9 小时前 • 来自相关话题

“12名陪审员,1名大法官的陪审制大家都熟悉,但1名陪审员,21名大法官的陪审制应该没人见过。EOS治理中的仲裁制度似乎更接近于后者。”

11月8日,EOS核心仲裁论坛ECAF(EOSIO Core Arbitration Forum)下达了EOS治理史上第一个修改账户私钥的仲裁令,并在4天后,也就是11月12日获得15个BP(Block Producer)的通过。这意味着该仲裁令将被执行,名为“ha4tamjtguge”的账户的私钥将被变更 。

账户的私钥应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它在某种程度上对应于现实世界中个体的生命权。在现实世界,宣判一个人的死刑需要经过严格的审判程序,甚至一些国家废除了这种刑罚。那么在EOS社区,谁来做出这种仲裁?谁来执行这种仲裁?它们有权力进行仲裁吗?权力来自哪儿?

带着这样的疑问,本文查阅了大量与ECAF相关的资料,并采访了EOS Cannon以及#ECAF00000198号案件的申诉人。这篇文章的事实部分尽可能做到准确,但也有一些“比喻”和“思考”,如果带来任何的误解与歧义,均与受访者无关。 


01 EOS的仲裁制度


DPoS是链上治理型区块链,所有规则、投票、选择都硬编码(上链)进入区块链协议,对于采用这种共识机制的EOS而言,治理至关重要。本文探讨的仲裁制度是EOS治理中与社区成员日常事务最为相关的部分,就像现实世界中用于维持社会稳定与公正的司法系统一样。

EOS的仲裁制度由三大基本支柱构成:

1.立法:投票的代币持有人。

2.司法:仲裁员。

3.执法:BP。







其中,仲裁员以仲裁机构为依托,依据宪法和一套争议解决规则对申诉作出裁决,并把裁决结果提交给仲裁机构。ECAF即是一个为EOS提供服务的仲裁机构,由Thomas Cox和Ian Griggs等人在主网上线前创建,它是一个独立的自治机构,与Block.One无关。

ECAF包括以下三个组成部分:

1.管理员:分配仲裁员给案件;仲裁员的招聘、审查、培训、替换;联络BP实施裁决。

2.仲裁员:仲裁纠纷。

3.仲裁基础:EOS宪法;EOS争议解决规则(RDR);EOS仲裁手册。







因此,在EOS的仲裁制度中,是由代币持有人投票产生法律,仲裁员以仲裁机构为依托,根据法律对案件做出裁决,再由仲裁机构把裁决提交给BP执行。

ECAF下的申诉和仲裁步骤如下:

1. 当遇到黑客或诈骗事件、或与其他社区成员发生纠纷时,向ECAF提起申诉,申诉链接:https://eoscorearbitration.io/file-a-claim。如事态紧急,可通过申诉链接在提起申诉的同时请求紧急保全措施。

2.如果该申诉被受理,ECAF将把仲裁通知发送给该申诉相关的各方,包括被告方。

3.ECAF将为申诉指定一名仲裁员。如果申诉包括紧急保全措施,一个单独的紧急仲裁员将被任命去快速地评估该请求,并给出临时措施,提交给BP执行。

4.仲裁员将给予当事各方适当的机会来陈述案情,并最终对案件做出仲裁。

5.如果认为仲裁结果不公正,当事方可以提起上诉。上诉委员会将审理此案并作出最终裁决。

6.仲裁结果将由ECAF提交给BP,每个BP独立审核证据,判断该仲裁令是否证据充分,是否符合当前公约。

7.BP在认可仲裁令后,执行仲裁。



02 “畸形”的权力组合


在传统的司法制度中,陪审制被广泛地使用。12名陪审员(小陪审团)对案件进行评议并形成评议结果,1名大法官根据评议结果做出量刑和最终裁决,该裁决将被保证执行。

但EOS的仲裁制度与此不同,它是由1名仲裁员给出裁决,再由21名大法官(BP)来决定裁决是否生效。

这是一种“畸形”的权利组合。一个层面,仲裁员的权力过大:一起“案件”由1名仲裁员来给出裁决,对个体的依赖性过大,某个仲裁员的能力与素质会对判决的过程和结果带来决定性影响;另一个层面,仲裁员的权利又过小:仲裁员做出的裁决需要被21个BP分别审核,即使审核通过仲裁员也没有权力监督BP及时执行裁决,这种情况将导致仲裁结果的执行不力。

#ECAF00000198申诉案例暴露了这种畸形的权利组合带来的麻烦。在这个案例中,申诉人因私钥被人骗取,在6月28日丢失了1281个eos,申诉人向ECAF提起了申诉,但ECAF的仲裁员直到10月3日,也就是事发后三个月,才做出对骗子账号的紧急冻结令,仲裁员拖延办理的理由是“很忙”。这时候,原账户只剩下552个EOS。

随着申诉案例的增多,ECAF因办事效率带来的问题正在凸显,社区希望ECAF能够及时就紧急网络事件作出反应,但ECAF无法在第一时间处理申诉。

回到198号案例,它遭遇了畸形权利组合带来的双重麻烦:在仲裁员终于下达了紧急仲裁令后,节点STARTEOSIOBP并没有执行ECAF 的这一冻结令,也就是没有把骗子账户添加到黑名单中,于是11月2日,骗子在该BP负责生产区块时把账户中仅剩的552个EOS转移到交易所并卖掉。

BP对这一事件给出的解释是:“时差原因,我们看到后第一时间执行的。”该仲裁令是在10月发出的,账户EOS被挪动发生在11月。






比“时差原因”更耐人寻味的是当申诉人询问ECAF下达的仲裁令为什么没被执行时,BP回复:“基本都执行了。”







03 寻找权利的源头


为什么是“基本都执行了”,而不是“保证被执行了”?因为不像很多人以为的“ECAF权力过大”,ECAF实际上是一个不拥有任何权力的自治组织,它无权执行自己的仲裁。

ECAF没有权力。

BP必须接受并无延误地执行紧急措施或仲裁吗?不是,BP只是被提倡这样去做,以减少社区成员的损失。BP如果没有执行仲裁造成社区成员的损失,需要为此承担责任吗?不需要,目前并没有任何强制措施来让BP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ECAF提供的更像是仲裁提议,而不是仲裁。一方面该仲裁提议需要被BP审核,真正决定仲裁是否生效的是BP,另一方面,ECAF也没有能力去强制BP执行仲裁。BP才是EOS仲裁制度里唯一的权利拥有者,它不仅拥有判决权,还拥有执行权。

这种给EOS仲裁过程带来诸多问题的制度,或者说权力分配方式是否合理?它也许不合理,但它可能是现阶段唯一正确的选择。原因只有一个——BP是持币者投票投出来的,ECAF不是。而投票,是EOS社区的赋权方式,是EOS社区唯一的权力来源。

ECAF的仲裁依据是宪法,宪法是投票投出来的;ECAF的仲裁实现是BP,BP是投票投出来的。而ECAF本身不是投出来的,也不是官方指定的,ECAF是自治的,它没有任何权力。






自治也决定了ECAF没有稳定的来自官方的收入支持或人手支持,面对海量的申诉与有限的仲裁员,一起申诉对应一个仲裁员是经济的选择,而仲裁效率就更加无从保障了。

市场化似乎是解决这种困境的方法之一,ECAF已经开始对申诉收取服务费,如果有更多的人以职业或半职业的身份加入到ECAF,ECAF应该会设计更合理的仲裁流程,同时提高工作效率。不过即便如此,条件受限也不是ECAF在198申诉案例中渎职表现的借口。

另一方面,ECAF并不是唯一的选择,也许应该期待看到更多ECAF类型的仲裁论坛进行竞争,更多提供包括法律、安全等在内的服务机构出现,以便社区成员能够充分选择,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的利益。


04 用投票决定权利


可以指责仲裁论坛的渎职,也可以指责BP的不作为,但在EOS社区,并没有一个更大的权利实体可以去监督它们、可以去命令它们。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权力的拥有者可以为所欲为,因为它们的权力是被投票赋予的,它们的权力也同样可以被投票剥夺。

选择和投票,是EOS链上治理真正重要的力量。

并不是所有的BP都与STARTEOSIOBP一样。EOS Store也曾因未及时更新ECAF黑名单导致社区成员的资产被转移,事后EOS Store对因自己失误造成的损失做出了赔偿;而在另一起因某节点漏掉黑名单而导致受害者EOS被转进交易所的案例中,EOS Cannon在第一时间联系到交易所,暂时冻结了黑客账号,为案件的处理争取时间。

如果对BP不满,不要给它投票,或者说积极地把票投给负责任的BP。你投出的BP应该是你在社区行使权力的代表,而当你日后需要帮助和支持时,它也是你权力的来源。

如果对公约不满,去讨论和投票。想要限制权力,就反对“仲裁可以改变私钥”;觉得安全更重要,就支持把容易被黑客钻空子的脆弱的黑名单冻结方法改为使用eosio.sudo/eosio.ware功能取消帐户权限的方法,直接冻结账户。

如果对机制不满,去建设和投票。你可以去思考,为了效率,是否应该成立一个拥有实权的仲裁法庭,能够独立仲裁和强制BP执行仲裁(它的权力又该如何被赋予和制约),或者引入“合约仲裁”,申诉方只要提交了足够的证据,合约就能自动受理并判决(它的安全如何被保障)。你也可以去讨论,BP是否应该只专注于技术安全,而不是过度参与法律和社会保护,它们的这一部分权力,同时也是责任,是否应该让渡出来,让给什么组织或机构?

通过手中的选票,去定义权力,去规范权力,去赋予权力,去监督权力。

公元前400年,伯里克利就在雅典实现了民主和自由,但两千多年后,我们依然需要为这一目标去努力,这些珍贵的东西不会轻易到来,而参与,是唯一的方法。就像伯里克利在那次著名的殉国将士葬礼上的讲话:“一个不参与城邦生活的人不仅仅是一个只顾自己的人,而且是一个无用的人。我们公民们应该参与公共事务的辩论,参与制订我们的政策。”


05 结束语


治理在EOS公链中的意义被低估了,治理才是关键。当我们怀着对“账户私钥可以被修改”的质疑寻求答案时,一路看到的都是因为尚不健全的治理给社区带来的诸多问题,甚至因此而起的成员对社区的质疑。

投票在EOS公链中的意义被低估了。在EOS中,权力被分配给了代币持有者,不管是投票选举BP,还是投票定出公约,治理最终是在投票中实现的。

也许听上去是口号,但它也可能是道路:投出你的选票。有人说链上治理最后会走向财阀式腐败,如果你不参与,这一结果可能难以避免,但如果你参与,一切也许就会不一样。


受访者:EOS Cannon,#ECAF00000198号案件申诉人
作者:李画 查看全部
eoscaf.jpg

“12名陪审员,1名大法官的陪审制大家都熟悉,但1名陪审员,21名大法官的陪审制应该没人见过。EOS治理中的仲裁制度似乎更接近于后者。”

11月8日,EOS核心仲裁论坛ECAF(EOSIO Core Arbitration Forum)下达了EOS治理史上第一个修改账户私钥的仲裁令,并在4天后,也就是11月12日获得15个BP(Block Producer)的通过。这意味着该仲裁令将被执行,名为“ha4tamjtguge”的账户的私钥将被变更 。

账户的私钥应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它在某种程度上对应于现实世界中个体的生命权。在现实世界,宣判一个人的死刑需要经过严格的审判程序,甚至一些国家废除了这种刑罚。那么在EOS社区,谁来做出这种仲裁?谁来执行这种仲裁?它们有权力进行仲裁吗?权力来自哪儿?

带着这样的疑问,本文查阅了大量与ECAF相关的资料,并采访了EOS Cannon以及#ECAF00000198号案件的申诉人。这篇文章的事实部分尽可能做到准确,但也有一些“比喻”和“思考”,如果带来任何的误解与歧义,均与受访者无关。 


01 EOS的仲裁制度


DPoS是链上治理型区块链,所有规则、投票、选择都硬编码(上链)进入区块链协议,对于采用这种共识机制的EOS而言,治理至关重要。本文探讨的仲裁制度是EOS治理中与社区成员日常事务最为相关的部分,就像现实世界中用于维持社会稳定与公正的司法系统一样。

EOS的仲裁制度由三大基本支柱构成:


1.立法:投票的代币持有人。

2.司法:仲裁员。

3.执法:BP。



zhongcai.png


其中,仲裁员以仲裁机构为依托,依据宪法和一套争议解决规则对申诉作出裁决,并把裁决结果提交给仲裁机构。ECAF即是一个为EOS提供服务的仲裁机构,由Thomas Cox和Ian Griggs等人在主网上线前创建,它是一个独立的自治机构,与Block.One无关。

ECAF包括以下三个组成部分:


1.管理员:分配仲裁员给案件;仲裁员的招聘、审查、培训、替换;联络BP实施裁决。

2.仲裁员:仲裁纠纷。

3.仲裁基础:EOS宪法;EOS争议解决规则(RDR);EOS仲裁手册。



ecaf.png


因此,在EOS的仲裁制度中,是由代币持有人投票产生法律,仲裁员以仲裁机构为依托,根据法律对案件做出裁决,再由仲裁机构把裁决提交给BP执行。

ECAF下的申诉和仲裁步骤如下:


1. 当遇到黑客或诈骗事件、或与其他社区成员发生纠纷时,向ECAF提起申诉,申诉链接:https://eoscorearbitration.io/file-a-claim。如事态紧急,可通过申诉链接在提起申诉的同时请求紧急保全措施。

2.如果该申诉被受理,ECAF将把仲裁通知发送给该申诉相关的各方,包括被告方。

3.ECAF将为申诉指定一名仲裁员。如果申诉包括紧急保全措施,一个单独的紧急仲裁员将被任命去快速地评估该请求,并给出临时措施,提交给BP执行。

4.仲裁员将给予当事各方适当的机会来陈述案情,并最终对案件做出仲裁。

5.如果认为仲裁结果不公正,当事方可以提起上诉。上诉委员会将审理此案并作出最终裁决。

6.仲裁结果将由ECAF提交给BP,每个BP独立审核证据,判断该仲裁令是否证据充分,是否符合当前公约。

7.BP在认可仲裁令后,执行仲裁。




02 “畸形”的权力组合


在传统的司法制度中,陪审制被广泛地使用。12名陪审员(小陪审团)对案件进行评议并形成评议结果,1名大法官根据评议结果做出量刑和最终裁决,该裁决将被保证执行。

但EOS的仲裁制度与此不同,它是由1名仲裁员给出裁决,再由21名大法官(BP)来决定裁决是否生效。

这是一种“畸形”的权利组合。一个层面,仲裁员的权力过大:一起“案件”由1名仲裁员来给出裁决,对个体的依赖性过大,某个仲裁员的能力与素质会对判决的过程和结果带来决定性影响;另一个层面,仲裁员的权利又过小:仲裁员做出的裁决需要被21个BP分别审核,即使审核通过仲裁员也没有权力监督BP及时执行裁决,这种情况将导致仲裁结果的执行不力。

#ECAF00000198申诉案例暴露了这种畸形的权利组合带来的麻烦。在这个案例中,申诉人因私钥被人骗取,在6月28日丢失了1281个eos,申诉人向ECAF提起了申诉,但ECAF的仲裁员直到10月3日,也就是事发后三个月,才做出对骗子账号的紧急冻结令,仲裁员拖延办理的理由是“很忙”。这时候,原账户只剩下552个EOS。

随着申诉案例的增多,ECAF因办事效率带来的问题正在凸显,社区希望ECAF能够及时就紧急网络事件作出反应,但ECAF无法在第一时间处理申诉。

回到198号案例,它遭遇了畸形权利组合带来的双重麻烦:在仲裁员终于下达了紧急仲裁令后,节点STARTEOSIOBP并没有执行ECAF 的这一冻结令,也就是没有把骗子账户添加到黑名单中,于是11月2日,骗子在该BP负责生产区块时把账户中仅剩的552个EOS转移到交易所并卖掉。

BP对这一事件给出的解释是:“时差原因,我们看到后第一时间执行的。”该仲裁令是在10月发出的,账户EOS被挪动发生在11月。

zhixing.png


比“时差原因”更耐人寻味的是当申诉人询问ECAF下达的仲裁令为什么没被执行时,BP回复:“基本都执行了。”

zhixing2.png



03 寻找权利的源头


为什么是“基本都执行了”,而不是“保证被执行了”?因为不像很多人以为的“ECAF权力过大”,ECAF实际上是一个不拥有任何权力的自治组织,它无权执行自己的仲裁。

ECAF没有权力。

BP必须接受并无延误地执行紧急措施或仲裁吗?不是,BP只是被提倡这样去做,以减少社区成员的损失。BP如果没有执行仲裁造成社区成员的损失,需要为此承担责任吗?不需要,目前并没有任何强制措施来让BP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ECAF提供的更像是仲裁提议,而不是仲裁。一方面该仲裁提议需要被BP审核,真正决定仲裁是否生效的是BP,另一方面,ECAF也没有能力去强制BP执行仲裁。BP才是EOS仲裁制度里唯一的权利拥有者,它不仅拥有判决权,还拥有执行权。

这种给EOS仲裁过程带来诸多问题的制度,或者说权力分配方式是否合理?它也许不合理,但它可能是现阶段唯一正确的选择。原因只有一个——BP是持币者投票投出来的,ECAF不是。而投票,是EOS社区的赋权方式,是EOS社区唯一的权力来源。

ECAF的仲裁依据是宪法,宪法是投票投出来的;ECAF的仲裁实现是BP,BP是投票投出来的。而ECAF本身不是投出来的,也不是官方指定的,ECAF是自治的,它没有任何权力。

ecafforum.jpg


自治也决定了ECAF没有稳定的来自官方的收入支持或人手支持,面对海量的申诉与有限的仲裁员,一起申诉对应一个仲裁员是经济的选择,而仲裁效率就更加无从保障了。

市场化似乎是解决这种困境的方法之一,ECAF已经开始对申诉收取服务费,如果有更多的人以职业或半职业的身份加入到ECAF,ECAF应该会设计更合理的仲裁流程,同时提高工作效率。不过即便如此,条件受限也不是ECAF在198申诉案例中渎职表现的借口。

另一方面,ECAF并不是唯一的选择,也许应该期待看到更多ECAF类型的仲裁论坛进行竞争,更多提供包括法律、安全等在内的服务机构出现,以便社区成员能够充分选择,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的利益。


04 用投票决定权利


可以指责仲裁论坛的渎职,也可以指责BP的不作为,但在EOS社区,并没有一个更大的权利实体可以去监督它们、可以去命令它们。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权力的拥有者可以为所欲为,因为它们的权力是被投票赋予的,它们的权力也同样可以被投票剥夺。

选择和投票,是EOS链上治理真正重要的力量。

并不是所有的BP都与STARTEOSIOBP一样。EOS Store也曾因未及时更新ECAF黑名单导致社区成员的资产被转移,事后EOS Store对因自己失误造成的损失做出了赔偿;而在另一起因某节点漏掉黑名单而导致受害者EOS被转进交易所的案例中,EOS Cannon在第一时间联系到交易所,暂时冻结了黑客账号,为案件的处理争取时间。

如果对BP不满,不要给它投票,或者说积极地把票投给负责任的BP。你投出的BP应该是你在社区行使权力的代表,而当你日后需要帮助和支持时,它也是你权力的来源。

如果对公约不满,去讨论和投票。想要限制权力,就反对“仲裁可以改变私钥”;觉得安全更重要,就支持把容易被黑客钻空子的脆弱的黑名单冻结方法改为使用eosio.sudo/eosio.ware功能取消帐户权限的方法,直接冻结账户。

如果对机制不满,去建设和投票。你可以去思考,为了效率,是否应该成立一个拥有实权的仲裁法庭,能够独立仲裁和强制BP执行仲裁(它的权力又该如何被赋予和制约),或者引入“合约仲裁”,申诉方只要提交了足够的证据,合约就能自动受理并判决(它的安全如何被保障)。你也可以去讨论,BP是否应该只专注于技术安全,而不是过度参与法律和社会保护,它们的这一部分权力,同时也是责任,是否应该让渡出来,让给什么组织或机构?

通过手中的选票,去定义权力,去规范权力,去赋予权力,去监督权力。

公元前400年,伯里克利就在雅典实现了民主和自由,但两千多年后,我们依然需要为这一目标去努力,这些珍贵的东西不会轻易到来,而参与,是唯一的方法。就像伯里克利在那次著名的殉国将士葬礼上的讲话:“一个不参与城邦生活的人不仅仅是一个只顾自己的人,而且是一个无用的人。我们公民们应该参与公共事务的辩论,参与制订我们的政策。”


05 结束语


治理在EOS公链中的意义被低估了,治理才是关键。当我们怀着对“账户私钥可以被修改”的质疑寻求答案时,一路看到的都是因为尚不健全的治理给社区带来的诸多问题,甚至因此而起的成员对社区的质疑。

投票在EOS公链中的意义被低估了。在EOS中,权力被分配给了代币持有者,不管是投票选举BP,还是投票定出公约,治理最终是在投票中实现的。

也许听上去是口号,但它也可能是道路:投出你的选票。有人说链上治理最后会走向财阀式腐败,如果你不参与,这一结果可能难以避免,但如果你参与,一切也许就会不一样。


受访者:EOS Cannon,#ECAF00000198号案件申诉人
作者:李画

产业资本抄底,币圈交易所开始出清之路

市场acoin 发表了文章 • 9 小时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在市场流量枯竭面前,数量多如牛毛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正面临着退出转型、破产关门、兼并收购的命运选择;

也正因为资本寒冬的背景,“产能”过剩的币圈和币圈交易所将逐步迎来市场出清;

当产业资本开始抄底,预示着熊市进入淘汰行业弱者的新阶段,暗含了加密货币的行业集中度将发生变化,产业吸引力正在增强。


1 交易所出售意愿增强


近期,兼并收购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动作频频发生。

12月9日,港股上市公司麦迪森控股就斥资16.80亿日元(约1.02亿元人民币)收购了一家持有日本数字资产牌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麦迪森控股(08057.HK)公告称,公司间接全资附属公司Madison Lab Limited拟收购株式会社BITOCEAN 67.2%股权,总代价将为16.80亿日元(约1.02亿元人民币)。

该公司认为,尽管主要虚拟货币近期出现价格波动,但相关区块链技术的运用将在各个行业中日益普遍。因此该公司董事认为,拥有及运营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有利于集团的长期发展。

无独有偶,火币集团在前段时间通过全资子公司Huobi Japan Holding Ltd购得其全资拥有的日本数字货币交易所BitTrade的100%股份,借此机会进军日本市场。

据悉,BitTrade同样是持有日本金融厅(FSA)授权颁发的数字资产牌照的交易所之一。目前,日本有16家机构拥有此合法牌照。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7年首次收金融业务以来,从事葡萄酒产品等酒类销售的麦迪森控股一直谋求发展金融服务及金融创新项目,并于2017年6月7日由“麦迪森酒业控股有限公司”改名为“麦迪森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今年3月,麦迪森控股就曾尝试收购一家日本持牌交易所BITPoint Japan的20%股权。

在2018年3月的这个币圈疯狂阶段,哪怕是最为专业严谨的机构投资者,也将坚信币圈的繁荣和伟大。所以,与麦迪森控股接触的这家日本加密货币交易所,非常的骄傲的开出一个很高的价格。

当时的情况是,麦迪森控股将以日元50亿(约等于约人民币3.05亿元)现金收购在日本持牌经营数字货币交易所BITPoint Japan的20%股权及附带之额外40%股权的收购期权。

在当时的币圈情况下,麦迪森控股最终未能完成收购BITPoint Japan,于是它开始积极寻求收购日本国内的其他加密货币交易所,也就是12月9日所公告的这一家BITOCEAN。

按麦迪森的公告显示,其在三月份谋求收购的BITPoint的估值约为15.25亿元人民币。而在币价行情暴跌、币圈用户流量枯竭后,同为16家日本持牌机构的BITOCEAN按照协议计算,估值仅为1.52亿元人民币,二者前后相差10倍。

显然,当前的状况是,一些中小交易所的出售意愿较年初显著增强。


2 行业开始走上出清之路


时势巨变,一切都在于市况与年初已不可同日而语,比特币等主流币在长达一年的熊市之中跌幅巨大,市场活跃度显著降低,币圈的信仰,不仅在散户中崩塌,创业者的信仰也将经受了巨大的考验。

公开数据显示,近一年,前三大市值币种成交额呈下滑趋势。一年前比特币的日成交额过百亿美元,如今缩水到仅为27亿美元,这对全球大大小小的交易所是一个巨大的压力,毕竟交易所的数量一度近上万家,而整个市场的日成交额又太低。

“休眠账户越来越多,很多人已经不玩了,我都删掉了交易所的APP”一位市场分析人士告诉硬币君,许多做投资的同行都已经开始退出了。

交易所的引流也面临巨大问题,币圈暴跌后,用户营销策略效果堪忧,加之年关临近,一些没有得到新一轮资金支持的交易所,不得不选择关门,甚至跑路。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11月,全球区块链领域共斩获20笔融资,融资总额约为16.4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23.1%。加密货币潮水退去,资本对于区块链项目的筛选变得谨慎,融资环境愈发严峻。

而另一方面,当熊市来临,泡沫和喧嚣逐步褪去,传统上市公司、金融机构对区块链、加密货币交易开始表现出了浓厚兴趣。

两个星期前,正当币圈暴跌之际,A股上市公司梦网集团副总裁文力对外表示,下一波公司收购兼并的重点将是区块链领域。

也在近期,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Money Forward Inc.(TYO:3994)的全资子公司Money Forward Co. Ltd已宣布即将推出加密货币交易所。信息公布当天,Money Forward公司股价收涨3.46%。

加密货币交易所ErisX则在近日表示,它从富达投资和纳斯达克风险投资等投资者那里总计筹集了2750万美元。纳斯达克证实参与了这轮融资,但拒绝透露具体金额。富达暂未回复。

由此可见,机构投资者与产业资本在加密货币交易的领域布局逐步开始,他们更关注行业的发展,聚焦于低估值的机会,他们的布局策略不是为了给人抬轿子,而是在大家跑路的时候杀进。

当“产能过剩”的币圈交易所难以为继后,产业资本此时出手,或可说明币圈交易所行业已经到了出清的开始阶段。


3 行业集中度提升才是币圈未来


币圈交易所的过往与现状并不是孤立的。实际上,互联网新兴领域也大多经历从热钱疯狂涌入,到最后泡沫破裂时的求生战场的转变。

任何一个有利可图的领域都会引来大量的跟风参与者,币圈交易所的上万家参与者足以说明。

币圈交易所的创业潮,不过是团购创业潮、共享单车创业潮的另一个版本,甚至连跑路都几乎一模一样。

先是有七八年前团购行业的“千团大战”。为了争夺国内团购市场,一个个团购网站开始一轮轮的融资比赛,打起广告战。

直到资本寒冬来临,从2012年开始,团购行业开始出现老板卷款跑路,大规模裁员和降薪,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当99%的参与者都退出团购行业后,唯一的胜利者属于美团网,现金估值已高达600亿美元,这种极短状况在币圈上演吗?

又比如,挤满大街小巷的共享单车仅仅一年时间不到,便落下神坛。人们熟知的摩拜被迫卖身美团,ofo濒临资金链断裂,町町单车老板跑路,该行业也开始走上出清的道路。

加密货币行业里,近期的交易所跑路事件也比比皆是,比如玩家网、SZ交易所均涉嫌其中。此时,摆在中小交易所面前的是,一,运营资金枯竭后破产;二,被金主收购逆势发展。

显然,后者对中小交易所更有吸引力。而互联网科技行业的发展特点恰恰是——牛市恶化行业、熊市做强公司。

牛市导致了参与者不断涌入,行业集中度逐步下降,许多竞争力较弱的行业参与者也能凭借牛市滋润的生活,而熊市恰恰相反在。这也是产业资本在熊市淘金的主要逻辑,正在通过拓展新业务的策略,以帮助他们度过寒冬。

行业集中度提升也许才是币圈交易所的未来。或许正如天风证券所说的那样,行业发展下去的一个极端情况是,矿场全部停工、中小型交易所都倒闭,只剩下巨头,另一个就是稳定币信用坍塌。这三个信号出现,也许行业就见底了。 查看全部
Cryptocurrency-Trading-and-Crypto-Currency-Exchange.jpg

在市场流量枯竭面前,数量多如牛毛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正面临着退出转型、破产关门、兼并收购的命运选择;

也正因为资本寒冬的背景,“产能”过剩的币圈和币圈交易所将逐步迎来市场出清;

当产业资本开始抄底,预示着熊市进入淘汰行业弱者的新阶段,暗含了加密货币的行业集中度将发生变化,产业吸引力正在增强。


1 交易所出售意愿增强


近期,兼并收购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动作频频发生。

12月9日,港股上市公司麦迪森控股就斥资16.80亿日元(约1.02亿元人民币)收购了一家持有日本数字资产牌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麦迪森控股(08057.HK)公告称,公司间接全资附属公司Madison Lab Limited拟收购株式会社BITOCEAN 67.2%股权,总代价将为16.80亿日元(约1.02亿元人民币)。

该公司认为,尽管主要虚拟货币近期出现价格波动,但相关区块链技术的运用将在各个行业中日益普遍。因此该公司董事认为,拥有及运营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有利于集团的长期发展。

无独有偶,火币集团在前段时间通过全资子公司Huobi Japan Holding Ltd购得其全资拥有的日本数字货币交易所BitTrade的100%股份,借此机会进军日本市场。

据悉,BitTrade同样是持有日本金融厅(FSA)授权颁发的数字资产牌照的交易所之一。目前,日本有16家机构拥有此合法牌照。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7年首次收金融业务以来,从事葡萄酒产品等酒类销售的麦迪森控股一直谋求发展金融服务及金融创新项目,并于2017年6月7日由“麦迪森酒业控股有限公司”改名为“麦迪森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今年3月,麦迪森控股就曾尝试收购一家日本持牌交易所BITPoint Japan的20%股权。

在2018年3月的这个币圈疯狂阶段,哪怕是最为专业严谨的机构投资者,也将坚信币圈的繁荣和伟大。所以,与麦迪森控股接触的这家日本加密货币交易所,非常的骄傲的开出一个很高的价格。

当时的情况是,麦迪森控股将以日元50亿(约等于约人民币3.05亿元)现金收购在日本持牌经营数字货币交易所BITPoint Japan的20%股权及附带之额外40%股权的收购期权。

在当时的币圈情况下,麦迪森控股最终未能完成收购BITPoint Japan,于是它开始积极寻求收购日本国内的其他加密货币交易所,也就是12月9日所公告的这一家BITOCEAN。

按麦迪森的公告显示,其在三月份谋求收购的BITPoint的估值约为15.25亿元人民币。而在币价行情暴跌、币圈用户流量枯竭后,同为16家日本持牌机构的BITOCEAN按照协议计算,估值仅为1.52亿元人民币,二者前后相差10倍。

显然,当前的状况是,一些中小交易所的出售意愿较年初显著增强。


2 行业开始走上出清之路


时势巨变,一切都在于市况与年初已不可同日而语,比特币等主流币在长达一年的熊市之中跌幅巨大,市场活跃度显著降低,币圈的信仰,不仅在散户中崩塌,创业者的信仰也将经受了巨大的考验。

公开数据显示,近一年,前三大市值币种成交额呈下滑趋势。一年前比特币的日成交额过百亿美元,如今缩水到仅为27亿美元,这对全球大大小小的交易所是一个巨大的压力,毕竟交易所的数量一度近上万家,而整个市场的日成交额又太低。

“休眠账户越来越多,很多人已经不玩了,我都删掉了交易所的APP”一位市场分析人士告诉硬币君,许多做投资的同行都已经开始退出了。

交易所的引流也面临巨大问题,币圈暴跌后,用户营销策略效果堪忧,加之年关临近,一些没有得到新一轮资金支持的交易所,不得不选择关门,甚至跑路。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11月,全球区块链领域共斩获20笔融资,融资总额约为16.4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23.1%。加密货币潮水退去,资本对于区块链项目的筛选变得谨慎,融资环境愈发严峻。

而另一方面,当熊市来临,泡沫和喧嚣逐步褪去,传统上市公司、金融机构对区块链、加密货币交易开始表现出了浓厚兴趣。

两个星期前,正当币圈暴跌之际,A股上市公司梦网集团副总裁文力对外表示,下一波公司收购兼并的重点将是区块链领域。

也在近期,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Money Forward Inc.(TYO:3994)的全资子公司Money Forward Co. Ltd已宣布即将推出加密货币交易所。信息公布当天,Money Forward公司股价收涨3.46%。

加密货币交易所ErisX则在近日表示,它从富达投资和纳斯达克风险投资等投资者那里总计筹集了2750万美元。纳斯达克证实参与了这轮融资,但拒绝透露具体金额。富达暂未回复。

由此可见,机构投资者与产业资本在加密货币交易的领域布局逐步开始,他们更关注行业的发展,聚焦于低估值的机会,他们的布局策略不是为了给人抬轿子,而是在大家跑路的时候杀进。

当“产能过剩”的币圈交易所难以为继后,产业资本此时出手,或可说明币圈交易所行业已经到了出清的开始阶段。


3 行业集中度提升才是币圈未来


币圈交易所的过往与现状并不是孤立的。实际上,互联网新兴领域也大多经历从热钱疯狂涌入,到最后泡沫破裂时的求生战场的转变。

任何一个有利可图的领域都会引来大量的跟风参与者,币圈交易所的上万家参与者足以说明。

币圈交易所的创业潮,不过是团购创业潮、共享单车创业潮的另一个版本,甚至连跑路都几乎一模一样。

先是有七八年前团购行业的“千团大战”。为了争夺国内团购市场,一个个团购网站开始一轮轮的融资比赛,打起广告战。

直到资本寒冬来临,从2012年开始,团购行业开始出现老板卷款跑路,大规模裁员和降薪,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当99%的参与者都退出团购行业后,唯一的胜利者属于美团网,现金估值已高达600亿美元,这种极短状况在币圈上演吗?

又比如,挤满大街小巷的共享单车仅仅一年时间不到,便落下神坛。人们熟知的摩拜被迫卖身美团,ofo濒临资金链断裂,町町单车老板跑路,该行业也开始走上出清的道路。

加密货币行业里,近期的交易所跑路事件也比比皆是,比如玩家网、SZ交易所均涉嫌其中。此时,摆在中小交易所面前的是,一,运营资金枯竭后破产;二,被金主收购逆势发展。

显然,后者对中小交易所更有吸引力。而互联网科技行业的发展特点恰恰是——牛市恶化行业、熊市做强公司。

牛市导致了参与者不断涌入,行业集中度逐步下降,许多竞争力较弱的行业参与者也能凭借牛市滋润的生活,而熊市恰恰相反在。这也是产业资本在熊市淘金的主要逻辑,正在通过拓展新业务的策略,以帮助他们度过寒冬。

行业集中度提升也许才是币圈交易所的未来。或许正如天风证券所说的那样,行业发展下去的一个极端情况是,矿场全部停工、中小型交易所都倒闭,只剩下巨头,另一个就是稳定币信用坍塌。这三个信号出现,也许行业就见底了。

“杠杆之王”的万亿生意经

人物shenlian 发表了文章 • 9 小时前 • 来自相关话题

Arthur Hayes


据媒体报道,在加密交易所BitMEX上,过去365天的交易量超过1万亿美元,相当于印尼2017年全年的GDP;过去30天的交易量超过900亿美元。

在这些巨额交易量的背后,成全了一个年仅32岁的亿万富翁——5年前,这位叫亚瑟 · 海耶斯(Arthur Hayes)的年轻人被花旗银行扫地出门。

亚瑟 · 海耶斯是BitMEX的创始人,这家平台以提供最高100倍杠杆的加密货币期货合约而闻名。

2018年,他租下了全世界最贵的办公室—长江中心第45层,与高盛等世界级金融机构平起平坐。

在向人们贩卖暴富的梦想或者推人坠入深渊的过程中,亚瑟 · 海耶斯和他的伙伴们,成全了自己的发财梦,成为加密货币领域的“杠杆之王”。


金融危机后被裁员


和众多渴望暴富的热血青年一样,BitMEX创始人亚瑟 · 海耶斯从小便有华尔街投行梦。

亚瑟出生于美国水牛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父母都是在通用汽车工作的工人。曾经,亚瑟考虑过从事房地产行业,但是出于对华尔街的向往,他最后还是选择金融作为人生前进的目标,并顺利被全球排名第一的商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录取。

2006 年,他在大一时,来香港进行短暂地学习交流,繁华的东方之珠吸引了他,让他流连忘返。不久后他回到费城,却依旧渴望维多利亚湾的美景,于是第二年他便向香港的12家银行申请了暑期实习,最后去了德意志银行。

亚瑟对自己的现状很满意,伴随着2007年全球牛市的到来,他感觉自己站到了时代风口上,见证了金融繁荣的大爆炸。

2008年6月,22岁的亚瑟顺利从沃顿商学院毕业,随即前往伦敦参加德意志银行的管理培训生计划。

在伦敦金融区边缘的公寓套房内,亚瑟和几十名年轻毕业生经历学生时代最后的洗礼:在六个小时的金融课之后,他们跑去各种酒吧和会所,释放年轻的激情。殊不知,对于他们来说,这也是学生时代最后的疯狂,次贷危机的浪潮即将席卷全球。

亚瑟回忆说,当时还有一个学员因为喝醉而弄断了一根肋骨,而他自己也很享受这样的派对氛围,特别是银行内部“论功行赏”的功利文化,赚钱是唯一目标,没有人会为这个目标感到羞耻,这也符合标准的华尔街文化:贪婪是一种美德。

但也正是华尔街的贪婪,让次贷泡沫逐渐演变成一场全球危机。2008年9月,亚瑟正式成为了德意志银行香港办公室的一名全职员工,在中环的办公室里,他踌躇满志,对未来充满信心。谁也不会预料到,一周之后,这个世界会卸下温柔的伪装,面露狰狞。

2008年9月15日,有着158年历史的美国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申请破产,引发全球金融海啸。当亚瑟看到这消息时,他在瘫坐在办公椅上,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知道,银行业的好日子到头了,他的好日子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事实的确如此,随后几年,德意志银行大幅削减奖金,并多次重组其全球交易业务,以此来控制风险。当时在ETF做市商团队工作的亚瑟收入锐减,比他预期的要低起码30%到50%,更可怕的是一轮又一轮的裁员潮袭来,亚瑟当时只有一个目标:“一直活下去。”

2013年初,亚瑟跳槽到了花旗银行,但是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5个月后,在花旗银行的裁员潮中,他被裁掉,但是他却没有为此惊慌不安,因为就在一个月以前,他通过网络上的一篇文章认识了比特币。

一个时代落幕了,而新的世界正在萌芽。


往返香港、深圳之间“搬砖”


比特币,这个完全有别于传统金融产品的新事物彻底吸引了他。

被辞后,亚瑟全身心投入比特币交易中,他通过俄罗斯公司ICBIT在分别在现货市场以及期货市场交易比特币。

然而,他那年秋天因为某个市场事件而尝到了一个惨痛教训,那就是他无法从Mt.Gox提取现金。Mt.Gox一家位于日本的比特币交易平台,2014年2月,在85万个比特币被盗后,无力偿还,宣布破产。

长期交易金融衍生品的亚瑟认为购买和持有比特币的做法不仅风险极大,而且相当无趣,这似乎为今后其创建BitMEX埋下了伏笔。

在炒币的过程中,亚瑟兴奋地发现了一条致富之路:比特币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价格差距很大,存在套利空间,比如,中国内地交易所的比特币价格比位于香港的Bitfinex多20%。

于是亚瑟开始乐此不疲地在Bitfinex上购买比特币,然后在中国内地的交易所进行售卖赚取价差。

然而,赚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根据中国法律,亚瑟可以将其卖币的钱存入内地的银行账户,但他无法将那些钱汇到香港。于是,他开始乘坐一小时的巴士到深圳的银行,取出所允许的最高提现额2万元,将现金带回香港,这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搬砖套利。

就这样,通过一次次的“人肉搬砖”,亚瑟积攒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穿梭在香港与深圳巴士之间的搬砖青年,有一天会成为享誉全球的比特币杠杆之王。


杠杆之王


亚瑟从不掩饰他的野心,从进入德意志银行的那一刻,他的人生目标便没有动摇过——赚钱,赚更多的钱,几千万美金,甚至是几亿美金。

合法地贪婪是一种光荣,这是它在德意志银行学到的第一件事;而第二件事就是交易衍生品比交易现货更加有利可图,衍生品不仅可以应用数十倍的杠杆,还可以在任何方向上进行巨额投注。既可以让人一夜暴富,也可以让人一贫如洗,股票衍生品交易员出身的亚瑟喜欢这样的游戏。

但是这一次,亚瑟并没有走到牌桌前成为赌徒,他选择做一个大赌场,为所有比特币爱好者提供一个高达100倍杠杆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平台,这就是BitMEX。

2014年1月,不再满足于搬砖套利的亚瑟找到了两个创业合伙人: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本·戴罗(Ben Delo),他曾为摩根大通开发高频交易系统;以及来自美国的资深程序员山姆·里德(Samuel Reed), 山姆曾经担任过两家技术公司的首席技术官。

三人进行了合理分工,精通金融衍生品的亚瑟担任首席执行官;熟悉高频交易系统的戴罗任首席策略官;有着十几年程序开发经验的山姆担任首席技术官,BitMEX创业铁三角正式形成。

BitMEX被打造成了一个纯期货合约平台,撮合期货合约的买家和卖家,无论加密币走势如何,BitMEX都能保证自己赚钱。

若是比特币,则平台收取0.05%的结算费用,莱特币等其他流动性较低的币种,平台则收取0.25%的结算费用,并且为了绕过银行系统,BitMEX上的所有交易都以比特币结算,不转换为任何法定货币。

同时,亚瑟与戴罗一个天才般的设计,让BitMEX从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平台中脱颖而出,那就是永续掉期合约(perpetual swap),即XBT-USD永续合约。与一般定期合约不同,一般定期合约最终会到期并触发标的资产的交割,而这些永续合约永不终止。它追踪与比特币的美元价格指数,投资者可以在不中断的情况下,长时间做多或做空比特币。

BitMEX成为了全世界所有比特币合约玩家的投机天堂,根据官网数据,其日成交量17亿美元,30日成交量约900亿美元,冠绝全球。最高100倍杠杆放大了投机者的贪欲,只需要1%的波动,要么财富翻倍,要么爆仓出局,不成功,便成仁。

用《北京人在纽约》的台词来形容BitMEX再合适不过:

如果你爱他,就让他去BitMEX开单,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让他去BitMEX开单,因为那里是地狱。



赚钱机器


谁也不知道,亚瑟究竟赚了多少钱,但是可以肯定的是,BitMEX这台24小时不间断运转的造富机器改变了无数人的生活,铺垫了三位创始人财富自由的道路。

据英国媒体报道,BitMEX联合创始人之一的本·戴罗成为英国第一位比特币亿万富翁和英国最年轻的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

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今年8月,BitMEX斥巨资租下了长江中心第45层,每平方英尺(0.09平方米)花费28.66美元,打破此前26.75美元的记录,一举成为全球最贵办公室。

BitMEX将与美国银行,巴克莱银行,彭博社,高盛集团以及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这些传统金融巨头共同分享长江中心。

2013年亚瑟被花旗银行扫地出门;2018年,他一举拿下全球最贵办公室,和华尔街大银行平起平坐,五年时间,斗转星移,换了人间,银行还是那个银行,比特币却不再是当初那个比特币。

“传统金融业已经从往日的辉煌跌下神坛,剩下的只有市场不景气和裁员的新闻,微弱的波动性和监管当局对投资者一举一动的监控。”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亚瑟骄傲地说:“当人们问我什么进入这个行业?我会反问他们,为什么你还苦逼地在银行上着班?是时候冒险了。”

亚瑟喜欢冒险,更喜欢行情剧烈波动,今年1月份当数字货币市场经历雪崩行情时,亚瑟正在北海道滑雪,那一天,BitMEX处理了超过30亿美元的交易量,并且从中获利。

这才是亚瑟真正想要的, “作为一个交易员,这是我可以想到的最好的事情,在市场崩溃时我可以赚到更多的钱,我喜欢这种运动。”


文丨不亮

参考资料:

Bloomberg:With Banking, This Former Citi Trader Went Full Crypto
Cryptoslate:Co-Founder Becomes Britain’s First Bitcoin Billionaire and Youngest Self-Made Billionaire 查看全部
arthur.jpg

Arthur Hayes


据媒体报道,在加密交易所BitMEX上,过去365天的交易量超过1万亿美元,相当于印尼2017年全年的GDP;过去30天的交易量超过900亿美元。

在这些巨额交易量的背后,成全了一个年仅32岁的亿万富翁——5年前,这位叫亚瑟 · 海耶斯(Arthur Hayes)的年轻人被花旗银行扫地出门。

亚瑟 · 海耶斯是BitMEX的创始人,这家平台以提供最高100倍杠杆的加密货币期货合约而闻名。

2018年,他租下了全世界最贵的办公室—长江中心第45层,与高盛等世界级金融机构平起平坐。

在向人们贩卖暴富的梦想或者推人坠入深渊的过程中,亚瑟 · 海耶斯和他的伙伴们,成全了自己的发财梦,成为加密货币领域的“杠杆之王”。


金融危机后被裁员


和众多渴望暴富的热血青年一样,BitMEX创始人亚瑟 · 海耶斯从小便有华尔街投行梦。

亚瑟出生于美国水牛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父母都是在通用汽车工作的工人。曾经,亚瑟考虑过从事房地产行业,但是出于对华尔街的向往,他最后还是选择金融作为人生前进的目标,并顺利被全球排名第一的商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录取。

2006 年,他在大一时,来香港进行短暂地学习交流,繁华的东方之珠吸引了他,让他流连忘返。不久后他回到费城,却依旧渴望维多利亚湾的美景,于是第二年他便向香港的12家银行申请了暑期实习,最后去了德意志银行。

亚瑟对自己的现状很满意,伴随着2007年全球牛市的到来,他感觉自己站到了时代风口上,见证了金融繁荣的大爆炸。

2008年6月,22岁的亚瑟顺利从沃顿商学院毕业,随即前往伦敦参加德意志银行的管理培训生计划。

在伦敦金融区边缘的公寓套房内,亚瑟和几十名年轻毕业生经历学生时代最后的洗礼:在六个小时的金融课之后,他们跑去各种酒吧和会所,释放年轻的激情。殊不知,对于他们来说,这也是学生时代最后的疯狂,次贷危机的浪潮即将席卷全球。

亚瑟回忆说,当时还有一个学员因为喝醉而弄断了一根肋骨,而他自己也很享受这样的派对氛围,特别是银行内部“论功行赏”的功利文化,赚钱是唯一目标,没有人会为这个目标感到羞耻,这也符合标准的华尔街文化:贪婪是一种美德。

但也正是华尔街的贪婪,让次贷泡沫逐渐演变成一场全球危机。2008年9月,亚瑟正式成为了德意志银行香港办公室的一名全职员工,在中环的办公室里,他踌躇满志,对未来充满信心。谁也不会预料到,一周之后,这个世界会卸下温柔的伪装,面露狰狞。

2008年9月15日,有着158年历史的美国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申请破产,引发全球金融海啸。当亚瑟看到这消息时,他在瘫坐在办公椅上,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知道,银行业的好日子到头了,他的好日子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事实的确如此,随后几年,德意志银行大幅削减奖金,并多次重组其全球交易业务,以此来控制风险。当时在ETF做市商团队工作的亚瑟收入锐减,比他预期的要低起码30%到50%,更可怕的是一轮又一轮的裁员潮袭来,亚瑟当时只有一个目标:“一直活下去。”

2013年初,亚瑟跳槽到了花旗银行,但是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5个月后,在花旗银行的裁员潮中,他被裁掉,但是他却没有为此惊慌不安,因为就在一个月以前,他通过网络上的一篇文章认识了比特币。

一个时代落幕了,而新的世界正在萌芽。


往返香港、深圳之间“搬砖”


比特币,这个完全有别于传统金融产品的新事物彻底吸引了他。

被辞后,亚瑟全身心投入比特币交易中,他通过俄罗斯公司ICBIT在分别在现货市场以及期货市场交易比特币。

然而,他那年秋天因为某个市场事件而尝到了一个惨痛教训,那就是他无法从Mt.Gox提取现金。Mt.Gox一家位于日本的比特币交易平台,2014年2月,在85万个比特币被盗后,无力偿还,宣布破产。

长期交易金融衍生品的亚瑟认为购买和持有比特币的做法不仅风险极大,而且相当无趣,这似乎为今后其创建BitMEX埋下了伏笔。

在炒币的过程中,亚瑟兴奋地发现了一条致富之路:比特币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价格差距很大,存在套利空间,比如,中国内地交易所的比特币价格比位于香港的Bitfinex多20%。

于是亚瑟开始乐此不疲地在Bitfinex上购买比特币,然后在中国内地的交易所进行售卖赚取价差。

然而,赚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根据中国法律,亚瑟可以将其卖币的钱存入内地的银行账户,但他无法将那些钱汇到香港。于是,他开始乘坐一小时的巴士到深圳的银行,取出所允许的最高提现额2万元,将现金带回香港,这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搬砖套利。

就这样,通过一次次的“人肉搬砖”,亚瑟积攒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穿梭在香港与深圳巴士之间的搬砖青年,有一天会成为享誉全球的比特币杠杆之王。


杠杆之王


亚瑟从不掩饰他的野心,从进入德意志银行的那一刻,他的人生目标便没有动摇过——赚钱,赚更多的钱,几千万美金,甚至是几亿美金。

合法地贪婪是一种光荣,这是它在德意志银行学到的第一件事;而第二件事就是交易衍生品比交易现货更加有利可图,衍生品不仅可以应用数十倍的杠杆,还可以在任何方向上进行巨额投注。既可以让人一夜暴富,也可以让人一贫如洗,股票衍生品交易员出身的亚瑟喜欢这样的游戏。

但是这一次,亚瑟并没有走到牌桌前成为赌徒,他选择做一个大赌场,为所有比特币爱好者提供一个高达100倍杠杆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平台,这就是BitMEX。

2014年1月,不再满足于搬砖套利的亚瑟找到了两个创业合伙人: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本·戴罗(Ben Delo),他曾为摩根大通开发高频交易系统;以及来自美国的资深程序员山姆·里德(Samuel Reed), 山姆曾经担任过两家技术公司的首席技术官。

三人进行了合理分工,精通金融衍生品的亚瑟担任首席执行官;熟悉高频交易系统的戴罗任首席策略官;有着十几年程序开发经验的山姆担任首席技术官,BitMEX创业铁三角正式形成。

BitMEX被打造成了一个纯期货合约平台,撮合期货合约的买家和卖家,无论加密币走势如何,BitMEX都能保证自己赚钱。

若是比特币,则平台收取0.05%的结算费用,莱特币等其他流动性较低的币种,平台则收取0.25%的结算费用,并且为了绕过银行系统,BitMEX上的所有交易都以比特币结算,不转换为任何法定货币。

同时,亚瑟与戴罗一个天才般的设计,让BitMEX从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平台中脱颖而出,那就是永续掉期合约(perpetual swap),即XBT-USD永续合约。与一般定期合约不同,一般定期合约最终会到期并触发标的资产的交割,而这些永续合约永不终止。它追踪与比特币的美元价格指数,投资者可以在不中断的情况下,长时间做多或做空比特币。

BitMEX成为了全世界所有比特币合约玩家的投机天堂,根据官网数据,其日成交量17亿美元,30日成交量约900亿美元,冠绝全球。最高100倍杠杆放大了投机者的贪欲,只需要1%的波动,要么财富翻倍,要么爆仓出局,不成功,便成仁。

用《北京人在纽约》的台词来形容BitMEX再合适不过:


如果你爱他,就让他去BitMEX开单,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让他去BitMEX开单,因为那里是地狱。




赚钱机器


谁也不知道,亚瑟究竟赚了多少钱,但是可以肯定的是,BitMEX这台24小时不间断运转的造富机器改变了无数人的生活,铺垫了三位创始人财富自由的道路。

据英国媒体报道,BitMEX联合创始人之一的本·戴罗成为英国第一位比特币亿万富翁和英国最年轻的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

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今年8月,BitMEX斥巨资租下了长江中心第45层,每平方英尺(0.09平方米)花费28.66美元,打破此前26.75美元的记录,一举成为全球最贵办公室。

BitMEX将与美国银行,巴克莱银行,彭博社,高盛集团以及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这些传统金融巨头共同分享长江中心。

2013年亚瑟被花旗银行扫地出门;2018年,他一举拿下全球最贵办公室,和华尔街大银行平起平坐,五年时间,斗转星移,换了人间,银行还是那个银行,比特币却不再是当初那个比特币。

“传统金融业已经从往日的辉煌跌下神坛,剩下的只有市场不景气和裁员的新闻,微弱的波动性和监管当局对投资者一举一动的监控。”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亚瑟骄傲地说:“当人们问我什么进入这个行业?我会反问他们,为什么你还苦逼地在银行上着班?是时候冒险了。”

亚瑟喜欢冒险,更喜欢行情剧烈波动,今年1月份当数字货币市场经历雪崩行情时,亚瑟正在北海道滑雪,那一天,BitMEX处理了超过30亿美元的交易量,并且从中获利。

这才是亚瑟真正想要的, “作为一个交易员,这是我可以想到的最好的事情,在市场崩溃时我可以赚到更多的钱,我喜欢这种运动。”


文丨不亮

参考资料:

Bloomberg:With Banking, This Former Citi Trader Went Full Crypto
Cryptoslate:Co-Founder Becomes Britain’s First Bitcoin Billionaire and Youngest Self-Made Billionaire

比特币期货不是比特币的未来

观点xcong 发表了文章 • 9 小时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比特币期货既没有套期保值的需要,也没有商业或机构用途,把比特币“变成”受监管的期货,当做一种投机和赌博的工具,或许意味着与中本聪的乌托邦理想渐行渐远了。

如果你是日本17世纪以前的一个稻民,你的生活将苦不堪言。虽然种植水稻的成本或多或少是固定的,种子、肥料、水和人力,但你在市场上得到的最终价格却是靠天吃饭的。在丰收期间,大米价格会下跌;在粮食歉收之际,大米价格会飙升。

随着农民、商人和贸易商的增加,1710年,世界上第一个现代的、有组织的期货交易所——日本大阪的堂岛大米交易所(Dojima Rice Exchange)出现了,该交易所是为了在标准化合同的基础上进行大米期货交易而设立的。因此,被称为“期货合约”。

从理论上讲,标准化大米期货合约的初衷是为了给大米提供稳定性。农民可以锁定其产品的未来价格,进而做到对大米的生产价格心中有数。而投机者或者贸易商则可能采取相反的做法,从后续合约交割时产生的差价中获利。但是,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却推翻了这些假设。大米歉收并没有导致大米价格上涨,反而导致大米价格暴跌。

由于日本经济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赖大米作为交换媒介,所以那些以大米为收入来源的武士们在大米价格与现行货币相比大幅下跌时感到惊慌失措。在大米收成和大米价格成反比的关系中,投机者和所谓的的共谋者们趁机闯入大米期货市场,囤积大量大米并对价格进行操纵,进而导致了大面积的饥荒。日本早期在期货市场的经验远非提供稳定、容易获得和透明的大米市场,而是灾难性的市场。在接下来的几十年发生的事情,无外乎为了试图理解管理期货市场的机制,确保大米的最低价格和最高价格,政府赞助、监管和最终与战略商店的联动,进而确保早期大米期货市场的失误不再重演。

 
那么这一切与加密货币有什么关系呢?


一些观察人士注意到,11月20日,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负责人称Bakkt将推迟原计划于12月20日推出的首个完全受监管的比特币期货合约,具体推迟到2019年1月24日。在已经失去利好消息的加密货币市场上,这使得本已陷入困境的比特币价格再度下挫,之后又有所回升。

市场反应过度是有争议的,交易员将Bakkt视为解决加密货币价值问题的“杀手锏”,但另一方面,这种看法似乎有些过于乐观,并且会促使本就被质疑受到高度操纵的加密领域的投机现象进一步加剧。


1. 比特币还不是一种战略资产

尽管我非常希望比特币有朝一日能成为像粮食一样的战略物资,但目前还没有。无论是作为交换媒介还是价值储存手段,比特币都需要多年时间来证明自己。因为它几乎不为商人所接受,机构投资者对此持怀疑态度,也没有正式的机构将其视为全球舞台上的主要参与者。

与大米不同的是,我们目前还不需要比特币来维持生存——它远非一种战略物资。再加上比特币有无数的替代品,除了上千种可用的加密货币外,还有贵金属、法定货币、艺术品、不动产(房产)和其他收藏品。我们或许可以不用比特币,但对于普通日本民众而言,他们没有大米可能就无法生活很久。


2. 谁在购买这些比特币期货? 

受挖矿地点,困难程度和电力成本的影响,比特币的挖矿成本也千差万别,期货市场上比特币的全球最低价格将驱使矿工前往期货价格能保证他们达到最低盈利的地点,但这也意味着,通过锁定未来的比特币价格,更多的矿工可能参与到有利可图的挖矿地点中,进而提高哈希值,侵蚀挖矿本身带来的利润。与传统农业不同,比特币挖矿的供给侧等式得到的响应几乎是瞬时的(the response to the supply-side equation of Bitcoin mining is almost instantaneous ),比特币的哈希值是透明并且可以被监控到的。不像稻农,他不能把他的稻田连根拔起,比特币矿工可以,无论是身体上还是通过各种采矿池。不像农场,比特币矿工可以简单地关掉他们的采矿设备,但不能指望农民在种植季节中途停止种水稻。

比特币挖矿也有可变成本,这意味着即使比特币挖矿者购买一份期货合约,锁定比特币挖矿的上述生产成本,但考虑到成本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改变,也无法保证未来的价格足以支付成本。

另一个主要区别是,稻农不能在种植季节中途交换他们的作物,洪水泛滥的稻田不能突然换成种植小麦或土豆,但比特币矿工可以。基于价格和成本,他们可以重新配置矿机,以开采任何在当时最有利可图的加密货币——加密货币的矿工们目前已经这么做了。

比特币期货合约远非提供确定性和稳定性,而是在未来日期交付一定数量的比特币,这将削弱许多商业加密货币开采者已经享有的灵活性。当一个加密货币的矿工可以在需要时切换到另一个加密货币时,他们为什么要承诺将来交付比特币?

因此,如果矿工不一定是比特币期货合约的主要买家,那么谁是?

就像是18世纪初的日本——交易员和投机者可能是比特币期货市场的关键因素,这只会导致巨大的热潮,其特点是表现出非理性繁荣和极度悲观,就像今天的比特币市场。一个受到全面监管的比特币期货市场远非稳定的预兆,它将加剧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臭名昭著的极端波动,并削弱其作为交换媒介和价值储存手段的作用。比特币期货市场非但不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反而会加剧人们对已经缩水的比特币市场的猜测和操纵。


3.比特币期货已经出现一段时间了

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加密货币高峰期,芝加哥交易所(CBOE)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都大张旗鼓地发布了自己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员原本预计每天有数万份合约,但市场尚未做好准备。由于托管解决方案令人怀疑, 机构投资者尚持观望态度,交易量并未达到交易所的预期。

综合来看,在2018年第三季度,CBOE和CME每天合计交易约9000份合约,由于机构资金仍处于观望状态,这一交易量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很快上升。相比之下,CME在2018年第二季度每天交易1800万份与石油、黄金、利率和标普500指数等相关产品的合约。

更糟糕的是,杠杆效应并不适用于比特币。交易者需要给标普500合约的交易提供4%的抵押品,而同一交易员则需要为一笔比特币交易提供10倍,即40%的抵押品。这意味着在一个清算所中要存入超过4000美元以进行10000美元的交易,这很难说是资源的有效配置。但考虑到比特币价格的波动性,最终CBOE和CME要求比特币期货交易中处于高位的人来承担交易对手风险,也就不足为奇了。

由于大型机构占据了期货市场交易量的大部分,它们在比特币市场的明显缺席意味着比特币期货的交易可能仍将保持低位。除了投机之外,比特币期货没有进行套期保值的需要,也没有主要的商业或机构用途。虽然比特币期货的自然客户可能会在某一天出现,但那一天还没有到来。至少在小麦和大米期货方面,大型农场主和农产品生产商以及农产品用户都需要期货合约来对冲掉他们的风险,但由于比特币几乎不是其他产品的原料,所以至少在这点上很难看出,除了矿工,谁还需要对冲比特币价格波动的风险。正如前面提到的那样,比特币可以直接兑换成其他加密货币。

 
结论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整个加密货币市场一片萧条。该行业应该追求的是建立基础设施,为更广泛的采用、易于访问和使用案例奠定基础,而非试图希望有另一个加密货币来拉高套现。虽然我无法想象中本聪对比特币的终极愿景是什么,但我认为,把比特币“变成”受监管的期货,当做一种投机和赌博的工具,这显然与中本聪的乌托邦理想相距甚远。

可以肯定的是,比特币期货合约,尤其是在微软、星巴克和纽交所的支持下,将有助于将一批全新的用户带入低迷的加密货币市场,进而去引发人们的注意和兴趣。尽管加密货币领域可能需要公众的关注来重新激发人们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兴趣,但加密货币不需要更多的投机——它们需要更多的采用。


本文由小葱App翻译整理,有大量删节。原文标题:Bitcoin Futures are Not the Future of Bitcoin,来源:GoodAudience,作者:PatrickTan,译者:靳倩倩 查看全部
cme.jpeg

比特币期货既没有套期保值的需要,也没有商业或机构用途,把比特币“变成”受监管的期货,当做一种投机和赌博的工具,或许意味着与中本聪的乌托邦理想渐行渐远了。

如果你是日本17世纪以前的一个稻民,你的生活将苦不堪言。虽然种植水稻的成本或多或少是固定的,种子、肥料、水和人力,但你在市场上得到的最终价格却是靠天吃饭的。在丰收期间,大米价格会下跌;在粮食歉收之际,大米价格会飙升。

随着农民、商人和贸易商的增加,1710年,世界上第一个现代的、有组织的期货交易所——日本大阪的堂岛大米交易所(Dojima Rice Exchange)出现了,该交易所是为了在标准化合同的基础上进行大米期货交易而设立的。因此,被称为“期货合约”。

从理论上讲,标准化大米期货合约的初衷是为了给大米提供稳定性。农民可以锁定其产品的未来价格,进而做到对大米的生产价格心中有数。而投机者或者贸易商则可能采取相反的做法,从后续合约交割时产生的差价中获利。但是,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却推翻了这些假设。大米歉收并没有导致大米价格上涨,反而导致大米价格暴跌。

由于日本经济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赖大米作为交换媒介,所以那些以大米为收入来源的武士们在大米价格与现行货币相比大幅下跌时感到惊慌失措。在大米收成和大米价格成反比的关系中,投机者和所谓的的共谋者们趁机闯入大米期货市场,囤积大量大米并对价格进行操纵,进而导致了大面积的饥荒。日本早期在期货市场的经验远非提供稳定、容易获得和透明的大米市场,而是灾难性的市场。在接下来的几十年发生的事情,无外乎为了试图理解管理期货市场的机制,确保大米的最低价格和最高价格,政府赞助、监管和最终与战略商店的联动,进而确保早期大米期货市场的失误不再重演。

 
那么这一切与加密货币有什么关系呢?


一些观察人士注意到,11月20日,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负责人称Bakkt将推迟原计划于12月20日推出的首个完全受监管的比特币期货合约,具体推迟到2019年1月24日。在已经失去利好消息的加密货币市场上,这使得本已陷入困境的比特币价格再度下挫,之后又有所回升。

市场反应过度是有争议的,交易员将Bakkt视为解决加密货币价值问题的“杀手锏”,但另一方面,这种看法似乎有些过于乐观,并且会促使本就被质疑受到高度操纵的加密领域的投机现象进一步加剧。


1. 比特币还不是一种战略资产

尽管我非常希望比特币有朝一日能成为像粮食一样的战略物资,但目前还没有。无论是作为交换媒介还是价值储存手段,比特币都需要多年时间来证明自己。因为它几乎不为商人所接受,机构投资者对此持怀疑态度,也没有正式的机构将其视为全球舞台上的主要参与者。

与大米不同的是,我们目前还不需要比特币来维持生存——它远非一种战略物资。再加上比特币有无数的替代品,除了上千种可用的加密货币外,还有贵金属、法定货币、艺术品、不动产(房产)和其他收藏品。我们或许可以不用比特币,但对于普通日本民众而言,他们没有大米可能就无法生活很久。


2. 谁在购买这些比特币期货? 

受挖矿地点,困难程度和电力成本的影响,比特币的挖矿成本也千差万别,期货市场上比特币的全球最低价格将驱使矿工前往期货价格能保证他们达到最低盈利的地点,但这也意味着,通过锁定未来的比特币价格,更多的矿工可能参与到有利可图的挖矿地点中,进而提高哈希值,侵蚀挖矿本身带来的利润。与传统农业不同,比特币挖矿的供给侧等式得到的响应几乎是瞬时的(the response to the supply-side equation of Bitcoin mining is almost instantaneous ),比特币的哈希值是透明并且可以被监控到的。不像稻农,他不能把他的稻田连根拔起,比特币矿工可以,无论是身体上还是通过各种采矿池。不像农场,比特币矿工可以简单地关掉他们的采矿设备,但不能指望农民在种植季节中途停止种水稻。

比特币挖矿也有可变成本,这意味着即使比特币挖矿者购买一份期货合约,锁定比特币挖矿的上述生产成本,但考虑到成本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改变,也无法保证未来的价格足以支付成本。

另一个主要区别是,稻农不能在种植季节中途交换他们的作物,洪水泛滥的稻田不能突然换成种植小麦或土豆,但比特币矿工可以。基于价格和成本,他们可以重新配置矿机,以开采任何在当时最有利可图的加密货币——加密货币的矿工们目前已经这么做了。

比特币期货合约远非提供确定性和稳定性,而是在未来日期交付一定数量的比特币,这将削弱许多商业加密货币开采者已经享有的灵活性。当一个加密货币的矿工可以在需要时切换到另一个加密货币时,他们为什么要承诺将来交付比特币?

因此,如果矿工不一定是比特币期货合约的主要买家,那么谁是?

就像是18世纪初的日本——交易员和投机者可能是比特币期货市场的关键因素,这只会导致巨大的热潮,其特点是表现出非理性繁荣和极度悲观,就像今天的比特币市场。一个受到全面监管的比特币期货市场远非稳定的预兆,它将加剧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臭名昭著的极端波动,并削弱其作为交换媒介和价值储存手段的作用。比特币期货市场非但不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反而会加剧人们对已经缩水的比特币市场的猜测和操纵。


3.比特币期货已经出现一段时间了

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加密货币高峰期,芝加哥交易所(CBOE)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都大张旗鼓地发布了自己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员原本预计每天有数万份合约,但市场尚未做好准备。由于托管解决方案令人怀疑, 机构投资者尚持观望态度,交易量并未达到交易所的预期。

综合来看,在2018年第三季度,CBOE和CME每天合计交易约9000份合约,由于机构资金仍处于观望状态,这一交易量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很快上升。相比之下,CME在2018年第二季度每天交易1800万份与石油、黄金、利率和标普500指数等相关产品的合约。

更糟糕的是,杠杆效应并不适用于比特币。交易者需要给标普500合约的交易提供4%的抵押品,而同一交易员则需要为一笔比特币交易提供10倍,即40%的抵押品。这意味着在一个清算所中要存入超过4000美元以进行10000美元的交易,这很难说是资源的有效配置。但考虑到比特币价格的波动性,最终CBOE和CME要求比特币期货交易中处于高位的人来承担交易对手风险,也就不足为奇了。

由于大型机构占据了期货市场交易量的大部分,它们在比特币市场的明显缺席意味着比特币期货的交易可能仍将保持低位。除了投机之外,比特币期货没有进行套期保值的需要,也没有主要的商业或机构用途。虽然比特币期货的自然客户可能会在某一天出现,但那一天还没有到来。至少在小麦和大米期货方面,大型农场主和农产品生产商以及农产品用户都需要期货合约来对冲掉他们的风险,但由于比特币几乎不是其他产品的原料,所以至少在这点上很难看出,除了矿工,谁还需要对冲比特币价格波动的风险。正如前面提到的那样,比特币可以直接兑换成其他加密货币。

 
结论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整个加密货币市场一片萧条。该行业应该追求的是建立基础设施,为更广泛的采用、易于访问和使用案例奠定基础,而非试图希望有另一个加密货币来拉高套现。虽然我无法想象中本聪对比特币的终极愿景是什么,但我认为,把比特币“变成”受监管的期货,当做一种投机和赌博的工具,这显然与中本聪的乌托邦理想相距甚远。

可以肯定的是,比特币期货合约,尤其是在微软、星巴克和纽交所的支持下,将有助于将一批全新的用户带入低迷的加密货币市场,进而去引发人们的注意和兴趣。尽管加密货币领域可能需要公众的关注来重新激发人们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兴趣,但加密货币不需要更多的投机——它们需要更多的采用。


本文由小葱App翻译整理,有大量删节。原文标题:Bitcoin Futures are Not the Future of Bitcoin,来源:GoodAudience,作者:PatrickTan,译者:靳倩倩

V神连发15条推文:PoS和分片区块链的效率将提升1000倍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10 小时前 • 来自相关话题

以太坊创始人V神(Vitalik Buterin)近日连发15条简短推特,发表自己关于区块链的非金融应用的观点。主要观点包括:公共区块链比中心化服务器和联盟链更具有真正的竞争优势;PoS和分片(sharding)区块链的效率未来将提升1000倍等等。以下是V神所有观点:

1.是时候来一场推特风暴了,让我来简要介绍一下区块链的非金融应用。随着区块链的扩展性越来越好,用户体验越来越好,费用也越来越低,这将成为故事中越来越大的一部分。

2.区块链被低估的一种情况就是这种技术是能够做不同事情的密码学的延伸。密码学允许您对数据进行加密,证明有人对这些数据进行了签名,等等....另一方面,区块链则允许你证明一段数据“没有”被发布。

3.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我最近看到的区块链大学学位验证应用。学位证书上只有一个数字签名,但是“(学位)撤销”进行上链。单独使用密码学,您不能检查撤销是否“没有”签名;但在区块链上却可以实现...

4.要检查某个学位是否还没有撤销,只需扫描区块链并检查撤销合约的所有日志。如果一个给定的学位被签名,并且在链上没有发现撤销,那么这意味着这个学位仍然有效。

5.您可以将此扩展到其他情景。其中一个很大的应用情景就是自主身份中的密钥(Key)撤销。如果你有一把Key A,然后你切换到Key B,之后Key A被黑客攻击,那么正在与你交流的人如何知道Key A已经无效了呢?他可以检查链上的撤销。

6.另一类用例就是验证流程的完整性。例如,在拍卖中,您可能希望验证是否包含了所有按时提交的投标,并且不包括延迟的投标。如果出价被发布到链,甚至进行了加密,你可以做到这一点。

7.还有许多其他类别的用例,这些用例需要将不同的应用放在一个公共数据库上,如果这是一个可靠的中立平台,那么这样会更方便(或风险更低)。从理论上讲,供应链追踪领域可以应用到这一点。

8.在可信的信号中立性方面,公有区块链与中心化服务器和联盟链相比具有真正的竞争优势。现在看来,这样的优势可能抵不上当前公有链的成本。

9.PoS和分片(sharding)区块链的效率未来将提升1000倍。因此,在未来,将事务进行上链所作出的效率牺牲都将是可接受的。

10.区块链并不是为了降低计算成本(至少相对于中心化服务器而言)。区块链是以增加计算成本的形式实现*减少*社会成本*而做出牺牲。

11.在过去的70年里,每单位计算的计算机成本已经降低了1万亿倍。人力成本已经上涨了2-10倍。因此,为了降低社会成本而招致更高的技术成本,至少有时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交易。

12.如果区块链Layer 1变得足够便宜,我就可以预见到像日常购物收据这样的东西都将被发布到区块链上。因为区块链是实现可验证性、保证非双重支付等等的最简单工具。

13.区块链带来的另一个有趣的东西是持久性的价值。例如,您在以太坊钱包中持有的ERC721收藏品在非常真实的加密意义上就是“您的”,而如果它只是存储在中央服务器中,那就不是这样了。

14.中心化服务器可以在以后决定更改规则,它们可以被黑客攻击,或者如果公司消失,这些服务器可以直接被关闭。而区块链Merkle收据却是永远存在的。

15.在一个重要的意义上,区块链的非金融应用比金融应用有优势:如果非金融应用崩溃,其风险更低,因此这些应用的快速部署很少会引起担忧。因此,这类应用可能会是第一批广泛部署的应用,尤其是在机构环境中。 查看全部
Vitalik-Buterin-and-Thai-Central-Bank-Will-Discuss-Future-of-Financial-Sector.jpg

以太坊创始人V神(Vitalik Buterin)近日连发15条简短推特,发表自己关于区块链的非金融应用的观点。主要观点包括:公共区块链比中心化服务器和联盟链更具有真正的竞争优势;PoS和分片(sharding)区块链的效率未来将提升1000倍等等。以下是V神所有观点:

1.是时候来一场推特风暴了,让我来简要介绍一下区块链的非金融应用。随着区块链的扩展性越来越好,用户体验越来越好,费用也越来越低,这将成为故事中越来越大的一部分。

2.区块链被低估的一种情况就是这种技术是能够做不同事情的密码学的延伸。密码学允许您对数据进行加密,证明有人对这些数据进行了签名,等等....另一方面,区块链则允许你证明一段数据“没有”被发布。

3.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我最近看到的区块链大学学位验证应用。学位证书上只有一个数字签名,但是“(学位)撤销”进行上链。单独使用密码学,您不能检查撤销是否“没有”签名;但在区块链上却可以实现...

4.要检查某个学位是否还没有撤销,只需扫描区块链并检查撤销合约的所有日志。如果一个给定的学位被签名,并且在链上没有发现撤销,那么这意味着这个学位仍然有效。

5.您可以将此扩展到其他情景。其中一个很大的应用情景就是自主身份中的密钥(Key)撤销。如果你有一把Key A,然后你切换到Key B,之后Key A被黑客攻击,那么正在与你交流的人如何知道Key A已经无效了呢?他可以检查链上的撤销。

6.另一类用例就是验证流程的完整性。例如,在拍卖中,您可能希望验证是否包含了所有按时提交的投标,并且不包括延迟的投标。如果出价被发布到链,甚至进行了加密,你可以做到这一点。

7.还有许多其他类别的用例,这些用例需要将不同的应用放在一个公共数据库上,如果这是一个可靠的中立平台,那么这样会更方便(或风险更低)。从理论上讲,供应链追踪领域可以应用到这一点。

8.在可信的信号中立性方面,公有区块链与中心化服务器和联盟链相比具有真正的竞争优势。现在看来,这样的优势可能抵不上当前公有链的成本。

9.PoS和分片(sharding)区块链的效率未来将提升1000倍。因此,在未来,将事务进行上链所作出的效率牺牲都将是可接受的。

10.区块链并不是为了降低计算成本(至少相对于中心化服务器而言)。区块链是以增加计算成本的形式实现*减少*社会成本*而做出牺牲。

11.在过去的70年里,每单位计算的计算机成本已经降低了1万亿倍。人力成本已经上涨了2-10倍。因此,为了降低社会成本而招致更高的技术成本,至少有时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交易。

12.如果区块链Layer 1变得足够便宜,我就可以预见到像日常购物收据这样的东西都将被发布到区块链上。因为区块链是实现可验证性、保证非双重支付等等的最简单工具。

13.区块链带来的另一个有趣的东西是持久性的价值。例如,您在以太坊钱包中持有的ERC721收藏品在非常真实的加密意义上就是“您的”,而如果它只是存储在中央服务器中,那就不是这样了。

14.中心化服务器可以在以后决定更改规则,它们可以被黑客攻击,或者如果公司消失,这些服务器可以直接被关闭。而区块链Merkle收据却是永远存在的。

15.在一个重要的意义上,区块链的非金融应用比金融应用有优势:如果非金融应用崩溃,其风险更低,因此这些应用的快速部署很少会引起担忧。因此,这类应用可能会是第一批广泛部署的应用,尤其是在机构环境中。

盘点:最懂区块链的十大女神,值得你关注

人物blockchaincamp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根据《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区块链是男人的世界,区块链投资者中的女性比例仅为 4-6%。

或许,这一因素也是导致区块链世界如此乌烟瘴气的一大原。毕竟,也只有币圈的喧嚣和 ICO 的疯狂才能把技术创新与嫩模走秀放在同一个舞台上……

然而,喧嚣之外,区块链世界并不是没有净土。最近,Block Explorer 网站就为我们评选出了 2018 年最值得关注的十大区块链女性:「The Most Important Women in Blockchain, 2018」

她们之中,有来自 MIT 的技术大神,有刚刚经历过个人成长和项目救赎的区块链创业者,也有我们一直在听她讲解区块链技术的一线工程师……为什么她们更值得了解和关注,区块链大本营特地增加了一些相关的背景信息,一并整理如下:


一、Kathleen Breitman







她是谁:Kathleen Breitman 是区块链项目 Tezos 联合创始人,这是一个能自我修复的区块链加密系统。

Tezos 项目在 2017 年共筹集资金 2.32 亿美元,是当时融资规模第 3 大的 ICO,也是史上最具争议的一次 ICO。因为过多的财富让整个 Tezos 项目深陷泥潭:天真的 Kathleen 和丈夫 Arthur Breitman 虽说手握核心代码,却不小心给了 Tezos 基金会主席 Johann Gevers 过大的财务权力,后者的贪婪与不合作态度导致整个项目停滞不前。

巨大的资金争议引来 SEC 和 FBI 的关注,以及特别严格的法律审查。经过数个月的波折与交锋,Breitman 夫妇终于在 Tezos 社区的帮助下将基金会的运转恢复正常,并开始大踏步地推进项目研发。

Tezos 的故事充斥着财富、贪婪与救赎,《连线》杂志将其作为今年 6 月份的封面故事:「The Blockchain: a Love Story; TheBlockchain: a Horror Story」

今年 9 月份,Tezos 项目终于实现上线。

为何值得关注:救赎与成长,让 Kathleen 的推文充满了她自己对于区块链领域的深入思考,当然,她也会特别关注重要的人物及现场活动,还会时不时会发一条能让你「轻松一刻」的笑话。

她都说些什么:







二、Neha Narula







她是谁:Neha Narula 是一位技术大神,她曾担任 Google 的工程师,也是负责重新上线 Digg 网站的重要一员。现在,Narula 是 MIT 媒体实验室 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 (数字货币倡议)项目的主管,该项目专注于解决加密货币相关技术及大规模采用相关的一系列问题,如隐私性、安全性和可扩展性。

为何值得关注:Narula 可谓是普及区块链话题的一姐,她会向公众通俗解释区块链技术相关的一系列炫酷问题,比如,如何为加密货币自动售货机创建一个 demo?如何方便用户使用多种加密货币支付?等等。

她都说些什么:







三、Galia Benartzi







她是谁:Benartzi 是 Bancor 项目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这是一个智能通证协议,也是迄今为止最为成功的通证之一。CoinSchedule 把它列为是 2017 年第 5 大通证,也是史上第 12 大通证。

目前,Benartzi 主要负责 Bancor 的业务拓展,这绝对是一项艰巨而又关键的任务。

为何值得关注:Benartzi 的 Twitter 会转发她对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未来的思考,此外,她还会分享自己在重大活动中的采访和谈话。如果你想对 Bancor 和 Benartzi 有更进一步的了解,就可以关注她。

她都说些什么:







四、Preethi Kasireddy







她是谁:Preethi Kasireddy 的文章我们分享过多次了。她是一个区块链理论和实践的金矿,她所分享的知识都比较通俗易懂,且相当个性化:

最新一篇在详解分布式共识:这个女生说:弄懂本文前,你所知道的区块链可能都是错的

Preethi Kasireddy 出身于工业与系统工程专业出身,做过许多让人梦寐以求的工作——顶级投行高盛的分析师、著名风投 a16z 的合伙人,后来转型去学编程。

在接触区块链之后,金融从业背景和全栈编程能力让 Preethi 更加如鱼得水。从 Coinbase
工程师到智能合约设计的自由职业者,究根问底的天性让她开始用最浅显易懂的语言来向大家解释区块链技术的真相,篇篇爆款:

比如这篇,《最全!写给技术小白的以太坊完整工作原理和运行机制!》「How does Ethereum work, anyway?」 在 Medium 获赞 45000+,区块链大本营已全文译出。

比如这篇,《公有链的基本挑战》,原文「Fundamental challenges with public blockchains」在 Medium 获赞 17200+,评论比原文还长。

比如这篇,《区块链尚无法扩展,至少现在不成,但希望犹在》,原文 「Blockchains don’t scale. Not today, at least. But there’s hope.」在 Medium 获赞 13600+,由技术专栏「Hacker Noon」特别约稿。

Preethi 特别喜欢冒险,最近她着手于 TruStory 专家社交网络项目,该项目专注于加密货币相关的新闻,能有效识别内容的真实性。此外,她还主持了一些女性参与的区块链与加密货币会议。

为何值得关注:在她看来,「加密货币是一个潜力股,它能打破并重建我们今天所拥有的根深蒂固、低效率和腐败的系统,也就是说,这些系统会变得更加公开、公平、有效。之前,我一直都认为加密货币仅仅是一个技术上的突破,但是现在,我意识到,它并不止于技术,而是源自于技术,然后引领着一场变革。」

她都说些什么:







五、Meltem Demirors







她是谁:Meltem Demirors 的文章我们也做过分享:https://medium.com/coinshares/the-truth-about-the-crypto-crisis-7a38125983d5

对于区块链,有「区块链桑德伯格」之称的 Meltem Demirors 认为我们不必太过悲观,因为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币价彻底崩盘只是区块链技术真正开始兴起的一个开端:






跟互联网泡沫时一样,要让区块链技术展现出真正的生命力,市场就必需先刮骨疗毒,用规律说话,赶走那帮贪婪的投机者。

Meltem Demirors 是 Coinshares 的首席战略官,她在 MIT 和牛津大学教授区块链课程,同时还是世界经济论坛上专注讨论区块链影响的「全球未来理事会」首批成员。

从 2015 年开始,她潜心加入了比特币投资领域最为活跃的公司之一——Digital Currency Group,其投资组合中包含了 100 多家区块链公司,在这个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

在她看来: 「在 2013 年的时候发起一个比特币交易,这真的难以想象,它一下子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为何值得关注:Meltem 对区块链行业及宏观经济上将要采取的措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想法分享给大家。

她都说些什么:







六、Linda Xie







她是谁:Linda 在 AIG 美亚保险积累了丰富的企业风险管理经验,也在 Coinbase 积累了丰富的产品管理经验。之后,她做了去中心化交易所协议 0x 的顾问,并在投资管理公司 Scalar capital 担任董事总经理,同时也是创始人之一。

为何值得关注:Linda 有着超凡的洞察力和理解力,她可以用通俗的语言为你解释什么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同时也乐于分享自己的一些好想法和发现。她的见解很有温度,阅读她的文字仿佛就是在跟一个多年未见的好友叙旧。

她都说些什么:







七、Amy Wan







她是谁:Amy 是一位法律专业人士,曾在美国商务部工作,拥有扎实的法律基础和经验。随后,她转至众筹空间,为房地产平台众筹到了 2360 万美元。ICO 的爆发引起了她的注意,为此,她撰写了一部 ICO 法律指南。

目前,她任职于 Sagewise 软件开发工具包供应商,致力于解决一个较有争议的区块链产品。

为何值得关注:她知识渊博、很有影响力,同时也是女性的代表。如果你想了解区块链上的安全通证产品,或者想了解去中心化,亦或者对区块链的争议仲裁感兴趣,你一定可以从她那里学到东西。

她都说些什么:







八、Taylor Monahan







她是谁:如果你用过以太坊钱包 MyEtherWallet、MyCrypto,那你一定要了解一下 Monahan,因为这些钱包都是她一手写出来的。

为何值得关注:Monahan 在 Twitter 中会经常发表对一些重大行业活动以及对自己产品的观点,她的语言很有意思,充满了幽默与讽刺。

她都说些什么:







九、Joyce Kim







她是谁:Joyce Kim 的职业生涯简直就是国际版的杜拉拉升职记。她从一名普通的法律职员开始,随后跳槽到咨询创业公司,现在又成为公司的创始人。她曾创建韩国流行音乐最大的在线社区之一 Soompi.com,也曾创建基于「愿望清单」购物的移动电子商务应用程序 Simple Honey,该项目 于 2013 年被 OpenCoin 收购。

再后来,她伙同别人一起创立了 Stellar 公司并担任执行董事,试图创建一个对所有人开放的金融产品的金融平台。

2017 年以来,她再次成为 SparkChain Capital (A 系列基金)的管理合伙人,投资世界各地的区块链公司。

为何值得关注:Joyce Kim 并不经常在 Twitter 上说话,但我们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她能一改常态,活跃起来。因为她不仅对区块链充满热情,而且对于区块链下金融机构变革的深远影响充满兴趣。除此之外,她在传统「冒险」角度对于加密货币创始人和通证的评价,还会让你受益匪浅。

她都说些什么:







十、Dovey Wan







她是谁:Dovey Wan 是加密资产投资基金公司 Primitive Ventures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该公司以它的 Zcash、Sia、Kyber Network 以及相关的其他加密货币项目而闻名。

此外,她还是火币网通证列表的投票成员之一,对申请在火币网(目前是第六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和 Hadax 交易所上市的候选人投支持或反对票,想要上市的区块链公司可少不了她的一票哟!

为何值得关注:Dovey 的推文绝对是一个大金库,她经常会在 Twitter 上更新她对新技术的想法,或者用诙谐的语言评论业内备受争议的事件。此外,她也会随性的发一些有趣的旅途照片。

她都说些什么:







参与:王柯凝;编辑:波波 查看全部
women-in-blockchain.jpg

根据《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区块链是男人的世界,区块链投资者中的女性比例仅为 4-6%。

或许,这一因素也是导致区块链世界如此乌烟瘴气的一大原。毕竟,也只有币圈的喧嚣和 ICO 的疯狂才能把技术创新与嫩模走秀放在同一个舞台上……

然而,喧嚣之外,区块链世界并不是没有净土。最近,Block Explorer 网站就为我们评选出了 2018 年最值得关注的十大区块链女性:「The Most Important Women in Blockchain, 2018

她们之中,有来自 MIT 的技术大神,有刚刚经历过个人成长和项目救赎的区块链创业者,也有我们一直在听她讲解区块链技术的一线工程师……为什么她们更值得了解和关注,区块链大本营特地增加了一些相关的背景信息,一并整理如下:


一、Kathleen Breitman


7b596b0c6269e3d147910b43c9a2055e.jpg


她是谁:Kathleen Breitman 是区块链项目 Tezos 联合创始人,这是一个能自我修复的区块链加密系统。

Tezos 项目在 2017 年共筹集资金 2.32 亿美元,是当时融资规模第 3 大的 ICO,也是史上最具争议的一次 ICO。因为过多的财富让整个 Tezos 项目深陷泥潭:天真的 Kathleen 和丈夫 Arthur Breitman 虽说手握核心代码,却不小心给了 Tezos 基金会主席 Johann Gevers 过大的财务权力,后者的贪婪与不合作态度导致整个项目停滞不前。

巨大的资金争议引来 SEC 和 FBI 的关注,以及特别严格的法律审查。经过数个月的波折与交锋,Breitman 夫妇终于在 Tezos 社区的帮助下将基金会的运转恢复正常,并开始大踏步地推进项目研发。

Tezos 的故事充斥着财富、贪婪与救赎,《连线》杂志将其作为今年 6 月份的封面故事:「The Blockchain: a Love Story; TheBlockchain: a Horror Story

今年 9 月份,Tezos 项目终于实现上线。

为何值得关注:救赎与成长,让 Kathleen 的推文充满了她自己对于区块链领域的深入思考,当然,她也会特别关注重要的人物及现场活动,还会时不时会发一条能让你「轻松一刻」的笑话。

她都说些什么:

57514246ebf7ecad69c4c83a19911ccf.jpg



二、Neha Narula


a12c58f81a2f0805925a0fee673cce95.jpg


她是谁:Neha Narula 是一位技术大神,她曾担任 Google 的工程师,也是负责重新上线 Digg 网站的重要一员。现在,Narula 是 MIT 媒体实验室 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 (数字货币倡议)项目的主管,该项目专注于解决加密货币相关技术及大规模采用相关的一系列问题,如隐私性、安全性和可扩展性。

为何值得关注:Narula 可谓是普及区块链话题的一姐,她会向公众通俗解释区块链技术相关的一系列炫酷问题,比如,如何为加密货币自动售货机创建一个 demo?如何方便用户使用多种加密货币支付?等等。

她都说些什么:

9533d696bfa0763cc09d19251b7d6376.jpg



三、Galia Benartzi


00897419ee5e2a35069d18abf2f96b36.jpg


她是谁:Benartzi 是 Bancor 项目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这是一个智能通证协议,也是迄今为止最为成功的通证之一。CoinSchedule 把它列为是 2017 年第 5 大通证,也是史上第 12 大通证。

目前,Benartzi 主要负责 Bancor 的业务拓展,这绝对是一项艰巨而又关键的任务。

为何值得关注:Benartzi 的 Twitter 会转发她对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未来的思考,此外,她还会分享自己在重大活动中的采访和谈话。如果你想对 Bancor 和 Benartzi 有更进一步的了解,就可以关注她。

她都说些什么:

04c4f9325baf6308f0a8a328d0432117.jpg



四、Preethi Kasireddy


8ff1fd479ee0ff32679f6c5e2623c5e8.jpg


她是谁:Preethi Kasireddy 的文章我们分享过多次了。她是一个区块链理论和实践的金矿,她所分享的知识都比较通俗易懂,且相当个性化:

最新一篇在详解分布式共识:这个女生说:弄懂本文前,你所知道的区块链可能都是错的

Preethi Kasireddy 出身于工业与系统工程专业出身,做过许多让人梦寐以求的工作——顶级投行高盛的分析师、著名风投 a16z 的合伙人,后来转型去学编程。

在接触区块链之后,金融从业背景和全栈编程能力让 Preethi 更加如鱼得水。从 Coinbase
工程师到智能合约设计的自由职业者,究根问底的天性让她开始用最浅显易懂的语言来向大家解释区块链技术的真相,篇篇爆款:

比如这篇,《最全!写给技术小白的以太坊完整工作原理和运行机制!》「How does Ethereum work, anyway?」 在 Medium 获赞 45000+,区块链大本营已全文译出。

比如这篇,《公有链的基本挑战》,原文「Fundamental challenges with public blockchains」在 Medium 获赞 17200+,评论比原文还长。

比如这篇,《区块链尚无法扩展,至少现在不成,但希望犹在》,原文 「Blockchains don’t scale. Not today, at least. But there’s hope.」在 Medium 获赞 13600+,由技术专栏「Hacker Noon」特别约稿。

Preethi 特别喜欢冒险,最近她着手于 TruStory 专家社交网络项目,该项目专注于加密货币相关的新闻,能有效识别内容的真实性。此外,她还主持了一些女性参与的区块链与加密货币会议。

为何值得关注:在她看来,「加密货币是一个潜力股,它能打破并重建我们今天所拥有的根深蒂固、低效率和腐败的系统,也就是说,这些系统会变得更加公开、公平、有效。之前,我一直都认为加密货币仅仅是一个技术上的突破,但是现在,我意识到,它并不止于技术,而是源自于技术,然后引领着一场变革。」

她都说些什么:

2260a64469197b21690ab6f6e07ce6d7.jpg



五、Meltem Demirors


2bc6c4c6a15476c0ed23fe239143118c.jpg


她是谁:Meltem Demirors 的文章我们也做过分享:https://medium.com/coinshares/the-truth-about-the-crypto-crisis-7a38125983d5

对于区块链,有「区块链桑德伯格」之称的 Meltem Demirors 认为我们不必太过悲观,因为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币价彻底崩盘只是区块链技术真正开始兴起的一个开端:

856e06cb8225974b56d4709176af75f4.jpg


跟互联网泡沫时一样,要让区块链技术展现出真正的生命力,市场就必需先刮骨疗毒,用规律说话,赶走那帮贪婪的投机者。

Meltem Demirors 是 Coinshares 的首席战略官,她在 MIT 和牛津大学教授区块链课程,同时还是世界经济论坛上专注讨论区块链影响的「全球未来理事会」首批成员。

从 2015 年开始,她潜心加入了比特币投资领域最为活跃的公司之一——Digital Currency Group,其投资组合中包含了 100 多家区块链公司,在这个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

在她看来: 「在 2013 年的时候发起一个比特币交易,这真的难以想象,它一下子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为何值得关注:Meltem 对区块链行业及宏观经济上将要采取的措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想法分享给大家。

她都说些什么:

10cb16c9ff6ddfcc679789f1eb6d3602.jpg



六、Linda Xie


d8392887243aa0838cf5fd354ddc94f8.jpg


她是谁:Linda 在 AIG 美亚保险积累了丰富的企业风险管理经验,也在 Coinbase 积累了丰富的产品管理经验。之后,她做了去中心化交易所协议 0x 的顾问,并在投资管理公司 Scalar capital 担任董事总经理,同时也是创始人之一。

为何值得关注:Linda 有着超凡的洞察力和理解力,她可以用通俗的语言为你解释什么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同时也乐于分享自己的一些好想法和发现。她的见解很有温度,阅读她的文字仿佛就是在跟一个多年未见的好友叙旧。

她都说些什么:

4b1526349ae9de9c4f32cc84201b4e8b.jpg



七、Amy Wan


b6e5067a7fff126e696e7a1e5b4f8fbc.jpg


她是谁:Amy 是一位法律专业人士,曾在美国商务部工作,拥有扎实的法律基础和经验。随后,她转至众筹空间,为房地产平台众筹到了 2360 万美元。ICO 的爆发引起了她的注意,为此,她撰写了一部 ICO 法律指南。

目前,她任职于 Sagewise 软件开发工具包供应商,致力于解决一个较有争议的区块链产品。

为何值得关注:她知识渊博、很有影响力,同时也是女性的代表。如果你想了解区块链上的安全通证产品,或者想了解去中心化,亦或者对区块链的争议仲裁感兴趣,你一定可以从她那里学到东西。

她都说些什么:

e4f3f37e53461bc3cfebb187545da28d.jpg



八、Taylor Monahan


31f43fe717ed065208d005774e841bc2.jpg


她是谁:如果你用过以太坊钱包 MyEtherWallet、MyCrypto,那你一定要了解一下 Monahan,因为这些钱包都是她一手写出来的。

为何值得关注:Monahan 在 Twitter 中会经常发表对一些重大行业活动以及对自己产品的观点,她的语言很有意思,充满了幽默与讽刺。

她都说些什么:

05564ef0bc8c4f1f7205e4cb532a91f6.jpg



九、Joyce Kim


2b32a55062c9ba65ede5831a06d62b4c.jpg


她是谁:Joyce Kim 的职业生涯简直就是国际版的杜拉拉升职记。她从一名普通的法律职员开始,随后跳槽到咨询创业公司,现在又成为公司的创始人。她曾创建韩国流行音乐最大的在线社区之一 Soompi.com,也曾创建基于「愿望清单」购物的移动电子商务应用程序 Simple Honey,该项目 于 2013 年被 OpenCoin 收购。

再后来,她伙同别人一起创立了 Stellar 公司并担任执行董事,试图创建一个对所有人开放的金融产品的金融平台。

2017 年以来,她再次成为 SparkChain Capital (A 系列基金)的管理合伙人,投资世界各地的区块链公司。

为何值得关注:Joyce Kim 并不经常在 Twitter 上说话,但我们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她能一改常态,活跃起来。因为她不仅对区块链充满热情,而且对于区块链下金融机构变革的深远影响充满兴趣。除此之外,她在传统「冒险」角度对于加密货币创始人和通证的评价,还会让你受益匪浅。

她都说些什么:

e6c76382ad0b12ae1d4b091c3e4fe669.jpg



十、Dovey Wan


bb9b63dd841c24cf1e86167ce2c7f5f3.jpg


她是谁:Dovey Wan 是加密资产投资基金公司 Primitive Ventures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该公司以它的 Zcash、Sia、Kyber Network 以及相关的其他加密货币项目而闻名。

此外,她还是火币网通证列表的投票成员之一,对申请在火币网(目前是第六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和 Hadax 交易所上市的候选人投支持或反对票,想要上市的区块链公司可少不了她的一票哟!

为何值得关注:Dovey 的推文绝对是一个大金库,她经常会在 Twitter 上更新她对新技术的想法,或者用诙谐的语言评论业内备受争议的事件。此外,她也会随性的发一些有趣的旅途照片。

她都说些什么:

2e323181636aacf5e475e015b4c390e4.jpg



参与:王柯凝;编辑:波波

A16Z合伙人:互联网科技时代才刚刚开始

投研randomblock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2018年11月,Andreessen Horowitz(通常大家称作A16Z)的基金峰会上,Benedict Evans 跟大家分享了他们对市场的观点。

当大家都觉得互联网时代已经结束的时候,Evans却告诉大家故事才刚刚开始。

如果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中间阶段,那么下一个阶段将会如何变化?机器学习将会如何影响零售,制造,市场营销,科技金融,健康和娱乐行业。

当人们尝试用科技解决更大的问题,面对更艰难的市场,触及更深层的变革,将会发生什么?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客观并且全面的总结和展望,在这样一个人类时代交替的时间点特别值得观看。于是“随机区块(RandomBlock)”翻译了演讲视频,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启发。
 
点击查看演讲视频 >>

以下是演讲文字整理:


我们来思考一下互联网今天所处的阶段,所谓“开始阶段的尾声” 。

过去20年时间我们经常看到这张渗透率图表,它们总是往右上走,而现在我们到了上升期结束的时候。 互联网接入的故事已接近尾声,我们连接了全球四分之三的人口,我们将会连接所有剩下的人。






然而我们继续看故事的其他部分,它们还远没有接近完成。接入的故事已完成,但关于"应用"的故事才刚刚开始,看起来这将是未来20年的主题。

大多数人都已经上网了,但大部分的钱还没有上线。在它们上线的过程中,我们会面对新的问题,难度更大的市场,我们多半会对这些市场做更大的改造——相比我们过去处理的那些市场。解决这些问题时,我们拥有比以前更多的基础设施:过去十年,我们探讨和建立了社交网络、搜索引擎、以及当下的机器学习和数字货币。

我想在开始以前,看一下市场规模将会是很有帮助的。 最明显的,电子商务,从绝对金额的角度看起来挺大,美国的电子商务一年四千五百美元。但如果你在更大的范围来比较,在零售行业它仍然只有大约百分之十。 如果把餐饮行业也算上——互联网已经在通过Airbnb等模式进入——那么电子商务的占比就更小了。






我们进一步的把零售支出拆开,看看里面有哪些项目。加油站,在未来会有大的变化,甚至可能在未来20年完全消失。而这一块的市场容量超过现在美国电子商务的总规模。其他有意思的部分包括汽车整车和零件,每年消费一万亿美元。这些消费在未来10-20年中都会消失或者完全改变。而零售还并不是唯一的机会。其他的消费者支出,现在每年超过10万亿美金——以前的ppt一般都是10亿美金规模的,今天这一个动不动就是一万亿——如果在这个大的范围里面考虑, 在整个市场里面互联网只占了4%的份额。

所以:电子商务的实际占比想象中要小得多。

类似的,我们可以看看广告业。现在互联网是全球广告业最大的一块。在美国的情况也差不多,占了接近40%的广告预算。 而广告本身的规模并没有改变:多年来,广告业在GDP中的份额是基本稳定的。所以有人说,也许google和facebook 已经遥遥领先,也许没有给其他人留下太多机遇,也许google和facebook已经能提供所有服务, 但你必须把广告(Ad)和市场推广(Marketing)两个业务放在一起考虑。而市场推广这一块,是我们一直没有考虑的。市场推广包括邮件营销、电话营销——这看起来有点诡异:我们把FaceBook上的精准营销叫做广告,我们把它和电视广告放在一起比较,但是我们并不将其与电话营销,或者邮件营销做比较。






一个更大的疑问是:如果你在Amazon的搜索结果中购买广告位我们叫做广告,但是如果你在沃尔玛买广告位,我们就叫做市场营销——仿佛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但他们当然是一样的:从本质上来说,这两种业务在做的事情,都是 “获客”。如果你再想想,为了获客支付的其他各类费用:门店租金也是为了获取客户花的钱,这些也是算在广告和营销以外的。 类似的还有运费和服务费。 总之,还有很多市场,我们才刚刚开始触及。

如果看全球范围,光是广告和营销现在已经接近一万亿美元。

Jeff Bezos(Amazon创始人) 那句著名的“你的利润是我的机会”会开始浮现在脑海中,全球性的角度看这个问题是很有趣的。因为我们不但需要考虑市场机会有多大,还应该考虑“还有哪里有机会”。

一种有益的思考方式,是类比另外一次全球技术革命——“工业化”,它跟互联网有点像:都是先从一个国家起源然后蔓延到大洋彼岸的另一个大的、低收入国家。工业化是英国发明的,然后美国接过工业化旗帜,并且继续推进。经过一个世纪,技术已经扩散了。如果我们看全球的情况,技术传到哪里了? 变化从哪来?答案并不出人意料,美国和欧洲减小的份额很多去了中国。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中也能看到类似的现象:计算机同样是在美国和欧洲发明的,他们曾控制3/4的市场,现在他们份额减小很多。和工业化过程一样,他们减小的份额很大一部分已经到了中国。中国的智能手机用户已经超过美国和欧洲的总和。

如果看移动互联网使用量也能看到同样的结论,APEC的移动互联网流量比北美和西欧加起来还大得多。这些也表现在消费能力上,全球中产阶级比过去大得多,他们分散在不同的地方。这些最终反应到电子商务等领域——中国从几乎没有电商,到现在比美国和西欧加起来还要大。如果我们看美国的电子商务渗透率,会发现它远远落后一些领先的国家。中国显然是完成了飞跃,这是一个跨越式发展的故事。韩国和英国同样大幅领先美国,而西欧的其他地方则相当落后。从中可以看到一个有趣的事情:美国曾经是电子商务这个故事的主角,而现在已经不是了。






从另外一个方向来看,我们平时讨论的四大创业公司:谷歌,苹果,Facebook和Amazon,感受一下它们的规模和增速差异,这是有意义的。因为我们倾向于将他们放在一起讨论。还有另一家经常讨论的公司是Netflix,所以把它也放在这个图上。但我想更有意思的是看看三大中国互联网巨头,他们要小一些,因为它们不那么全球性。但他们的规模和四大是在一个数量级的,增速更是如此。但这些都只是大公司,所有人都讨论都害怕的巨头。






更有趣的则是看看在美国以外有哪些50亿到500亿的公司正在兴起。今天有更多的独角兽正在美国之外,在硅谷之外诞生。这也影响到了风险投资行业,VC——又是一个主要在美国发明,主要在美国开展的业务。而今天,这个行业,这个商业模式已经在全世界扩散开,这也促进了其他地方的创业市场。

这让我们回到一开始的问题:机会在哪里?

美国电子商务现在是4000-5000亿,跟美国整体的零售业比,再跟全世界零售业比,跟全世界的消费者支出比。我们的眼界从几千亿美金, 放大到了四十到五十万亿的潜在市场,就能看到,目前真正触及的只是潜在市场很浅的一层。我们要怎么满足这些领域, 除了跟着互联网渗透率往上走,还有没有其他的做法。我觉得事情的模式会不太一样:互联网的前20年我们真的是在专注于做简单的事情——当时也许看起来并不那么简单。至少很多亲历的创业者这么想——但总的来说,我们做的领域是那些在低渗透率,有限的资本下就能成功的领域。这些模式不需要用户有网购习惯。所以主要是Low-touch商品:那些不用现场体验的商品。在这个阶段我们倾向于制作工具而不是只做全栈体验。我们倾向于利用信息套利,例如比价、机票。






未来20年,我们做的事情需要高渗透,需要更多资本。基本上我们要把表左边的这些特点倒过来:建立完整的公司,全栈式体验,用信息建立完整的业务模式。很好的例证,即比较过去20年来的大公司像Yelp和今天像doordash这样的业务。Yelp是低资本需求,低渗透业务,属于信息套利范畴,是在销售工具;doordash则需要在半小时内拿到你的热餐。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业务,基于不一样的假设:比如互联网的发展情况如何,你需要什么样的资本,消费者愿意在网上做哪些事情。

如果我们关注40万亿美元的消费支出,那里有很多东西我们只是刚刚从外围开始触及甚至完全没有触及,即使是目前已经触及的领域,未来我们会有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如果你想想20年前我们如何解决房产问题:我们做房源信息,我们做价格比较。而现在,OpenDoor可以直接收购房产。再来看看交通领域,以前在网上卖机票,现在我们做汽车做自动驾驶汽车,我们做Airbnb。谈到健康,过去的网站会让你以为自己患了黑死病,现在我们能编辑分子,我们将编辑基因,我们将编辑细胞并创造完全不同的治疗方法。

在各个领域内,我们在转向不同的行业特征,用不同方式去解决问题。最明显的,你今天能观察到的这种情况,我认为是在零售行业。我认为一个很好的概念模型去思考零售是把它分成物流为主的零售及另一种品味为主的零售: 体验/推荐/服务,这两者之间有一个频谱。原来的Sears Roebuck在100年前主要是零售即物流的模式,沃尔玛也如此。另一方面我们从来没有真正在大城市之外规模化“品味零售”,这种模式还是以小门店的方式进行。

而现在,我们开始同时触及这两种零售模式。亚马逊的物流式零售已经非常成功。现在亚马逊和其他公司还在继续推进这方面: 当日送达、免运费,特别是生鲜派送。但同时我们在尝试往频谱另外一边的模式推进,去试图触及其他类型的零售,不只是把零售作为“一种特殊的Fedex”(物流式零售)——而是关于推荐、品味、偏好、发现等。这类的变化在美国的影响可能比在其他地方更大,这主要是因为美国的零售商铺面积远远超过其他地区。所以上面这个图表可能会在未来十年发生巨变。现在我们考虑该如何解决。






我真的足够老了记得在20世纪90年代末人们曾经说“电商是轻资产”,购买货车是一个非常愚蠢的想法,事实上,1994年原始的亚马逊商业计划书说“无仓库,无库存,无运输”——当然,这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大概三周而已...现在亚马逊已经不是“轻资产”。亚马逊已经变成一个基础设施业务。现在和未来20年推动Amazon改变的最大因素可能是生鲜这类的业务。有趣的是,生鲜业务打破了亚马逊模式。事实上,它打破了整个电子商务模型:因为亚马逊的核心逻辑是所有东西都是包裹,类似数据分组交换网络,他们不必知道箱子里是什么,他们只是运送给你。他们只是把它从架子上取下来并运送给你。所以它是一个商品平台,显然你不能像这样来做生鲜。生鲜几乎需要一整个新的公司:你需要不同的物流,不同的递送,不同的电商平台和其他一切。






这个图表很清楚地显示生鲜业务比电子商务要大得多。这是一个很大机会,值得为此建立几乎一整套新的公司去做这件事。这是一张图表关于在线生鲜市场的,大概数百亿美元。不足为奇的是,中国市场大于美国。因为中国显然人口大得多,所以更有用的是看看人均收入。其他的主要发达国家市场,远远领先于美国市场。所以在美国的生鲜业务追赶其他国家的过程中应该会看到客观的增长。

再一次,我觉得比渗透率更有趣的是想一想电商如何改变了行业。这张图表显示了在过去十几年里生鲜杂货店、超市的商品数量的变化。这里你看到的是零售模式的变化中,生鲜杂货店的SKU数量变化了,购物的方式也变化了。本质的问题是,当你的购物方式改变的时候,你购买的东西也就改变了,你购物的流程改变了,那么你放进购物车的东西也就会不一样。当我们再次改变购买体验时,不管是不是传统的电子商务还是在其他品类,但特别是在生鲜领域,也会影响什么品类的东西被购买。

所以这意味着:钱在移动,品类会变化。

就像我们前面讨论的,钱从广告到市场营销中移动。在从线下到线上的过程中,消费者购买的东西也会发生变化。我们可以用这种方式来考虑在零售行业从“物流式”到品味/偏好/推荐/展示模式的变化。我认为思考这个的一个好方法是:互联网让你买到任何可以在纽约买到的东西,这正是Sears Roebuck在100年前所做的,它让你可以买到任何在纽约能买到的东西。但它无法让你以你在纽约的购物方式购物。

现在开始有改变了。现在有一堆基础模块和一堆新的想法,来尝试如何建立一个消费者互联网业务。他们为您提供不同的方法解决这些问题:

   1、社交

   2、新经济模型,比如租赁或订阅

   3、新的理念:如果你是一个线上品牌,也许你会希望开一个线下店——把门店的租金考虑成一种新的流量成本,来替代部分Instagram上的获客成本,从而让客户来源多元化。感觉很多现在线下活动都会转移到广告,同时很多广告将转变为线下活动。

   4、当然还有机器学习它在改变我们做推荐和建议的方式。







所有这些模块让我们可以触及哪些以前从来不可能触达的领域。20年前,在网上买时尚品是个疯狂的想法就像比特币会取代法定货币一样——这明显是疯了。WarbyParker 在网上卖眼镜?购买没试过的化妆品?这些过去不可想象的事情现在都在成为现实。这得益于我们有这些新的模块,我们有更多的渗透率,而消费者愿意在线上做几乎所有事情。

这让我们回到一开始的提法:当我们考虑未来20年的新问题时,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图。在最初的二十年里,互联网主要做了电商和广告,而在未来的20年互联网会做剩下的所有事。都有哪些事呢?

先看看全球GDP,你可以发现我不太喜欢对数坐标,全球GDP的哪一块可能需要我们解决。汽车? 你多半已经知道,特斯拉这样的加州“小”公司一直做得很好。事实上,特斯拉销量已经超过了美国其他高端汽车制造商。但如果我们考虑所有汽车相关机会,软件,电池,我们又会得到这么一个也许更适合用对数坐标的图。这实际上清晰的表明整体的机会有多大。这还只是美国的,并不是全球的数据。

比起单纯的看汽车数量更有趣的是看看里面具体包含哪些部分。这个图的右侧是传统汽车各部件的费用,包括设备厂商和一级供应商。而左边则列出了有多少电子行业里面的公司能从里面分一杯羹。这是因为当我们在升级到电动车,升级到智能驾驶的时候,车辆的配件组成将会完全不同,供应商也会不同,软件会进入汽车领域。比这个更有趣的是,软件会重新定义"汽车”。智能驾驶会改变了我们心中汽车的样子。它不会看起来还像今天的车,只是没有方向盘。它会看起来不一样,有不同的功能,用在不同的地方。这会将完全解放汽车旅行,变成不同类型的车辆,不同的模式。如果坐在车上不用再盯着方向盘乘客会做什么? 也许可以投资于酒类公司?

电视也是个有趣的领域,软件业会侵入它。现在,Netflix和亚马逊已经是一线内容制作者。他们的预算已经和其他美国主流娱乐公司差不多了。这里有一个2010年的著名评论时代华纳的Jeff Bewkes说(Netflix)就像阿尔巴尼亚军队,完全不需要担心。我希望现在有人正在关心阿尔巴尼亚军队。跟有趣的是这个问题:电视的本质是什么?看游戏直播的人,现在比看Netflix,HBO,ESPN的人多。最新的AAA级主机游戏的首周末收入超过了最近的所有好莱坞大片。看游戏直播成为一件大事。eSports现在和美国的各大职业联盟尺寸差不多。和全球性的运动还有差距,但跟美国的已经差不多了。但如果你看看收入的方面,还有一定的差距。所以这也是一个有趣的领域,你应该会看到很明显的增长。有意思的业务模式正被创造出来。从整体上看,收看电视的人数在减少,看手机的人在增加。科技行业用了20年的努力试图进入用户的客厅,现在他们终于进入的客厅,但并不是依靠电视,而是用手机。用户的注意力投向发生根本的改变,使用这些注意力的方式也会变化。






已经讨论了很多关于钱的话题。“软件业吞噬资金”,这听起来是个有趣的话题。Angela今天也讨论了这个话题。一个有趣的看法是,所有资金都在进入Fintech领域,而市场显然不足以完全吸收这些资金。确实,很多资金正在进入,刚刚开始在解决一些明显的痛点。但如果我们考虑一下整体的机会,会有万亿级的市场,可以被软件和技术解决。把房地产规模放在这里做一个参照,可以帮我们认识这到底是多大个规模。

但我们仔细看的时候会发现不管这个市场有多大,还有相当大一部分人未被触及,很多美国人没有银行账号,全球就更是这样了。这些人不会被传统的纸质支票和信用卡方案覆盖,他们会被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服务,基于软件,基于网络,基于手机。在美国,有很多人名义上有银行账户,但实际上并没有。有一种说法“在美国有两个银行系统,一个是为在座各位服务的,另一个是为其他人服务的”他们得到的服务更差。而现在,也有一些人希望在未来10到20年改变这种情况。

当我们考虑这些工具的时候,会发现美国并不是领先的。图的左边是移动支付渗透率,而右边是移动支付金额。显然,中国正在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而这些有趣的事情将会向全球蔓延。我们现在有了一些基本模块,这些基本模块能用来用来构建Fintech,构建新的金融应用。

    1、我们有大量的数据,各种不同的数据。

    2、消费者预期变化:哪些金融服务可以做,服务应该是什么样。

    3、解绑:把业务从传统的综合性银行解绑出来。

    4、机器学习,这能有助于我们理解各种数据。



已经讨论过了钱,剩下的就是谈论死亡了....我们有一个死亡基金,对不起,是生物基金。药物研发750亿美元,这个看起来像一个大市场。这是个有趣的市场,VC已经介入很久了。但它现在正在被用新的方式解决:

    1、机器学习,再一次的改变了药物研发。

    2、更有趣的是,社交和可穿戴设备在改变医学实验。如果你需要1w个符合某种条件的受试者。社交媒体给出了找到这些人的全新方法,而可穿戴设备则给出了监控测试的全新方法。

    3、当然,我们还有办法编辑基因和编辑细胞,这意味着我们将会有完全不同的疗法。








但除了750亿,我们还可以想想其他机会:图上依次是,药物研发药物销售,健康保险,最后是全球医疗市场。这些是你生病以后花的钱,超过7万亿美元。我们如何解决其中一些。七万亿花在医疗上,而这些都是“生病”的成本,实际上,这只是生病的一部分成本。

那么更有趣的是,我们来想想“不生病”的成本:如果能不生病,它的价值是多少。如果能不死,价值是多少,如果能不用为治疗操心,价值是多少。这是一些我们现在可以开始考虑要解决的问题。

可以来看这个事:这些是我们已经通过的关卡,已经把简单的怪物都干掉了,而现在已经进入了高难模式,我们已经干掉了小兵,现在要对付拿着机枪的老怪。所以,我们在解决不同类型的问题,更困难的问题,更困难的市场。为此我们有哪些工具?我们有一个有趣的新的层面。如果你想想互联网的前20年的事情先是AOL,信息高速公路交互式电视这类的死胡同。然后Internet和Web出现了,提供了一种去中心的,不需要权限的创新:你不需要找AT&T或者Time Warner申请许可,就可以制作网站。而这促使了互联网大爆发。而这时,我们发现需要在其上具有某种有组织的新层面。所以有了Google和Facebook,我们花了近十年思考谷歌和Facebook以及他们如何组织内容。这些平台是被设计成中心化的。他们捕捉意义和意图,因此他们也能获取价值。他们也是高度抽象的,他们并不真的理解事物,他们只是观察我们的动作。

现在我们有两个新的基本层,加密货币和机器学习。

除了其他特点,他们首先是去中心化的。这是什么意思,这能做什么? Google,Facebook或者Amazon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问这是什么东西?谷歌会说它出现的页面提到了Wishbone,Hanna和Wagner。Facebook会说喜欢家具的人分享了这个链接。而亚马逊会说,这是个SKU,我不懂你的问题。买了这个SKU的人也买了其他SCU。有了机器学习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可以得到更多层面的意义和更多层次的理解。首先我们会知道这是一把椅子。这是很好的进步,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做到了。以前我们做不到这一点,现在我们可以了,我们可以知道这是一把椅子。下一步我们可以知道这是当代斯堪的纳维亚风格。而如果进入更深一层的意义,你会说,好吧,如果你喜欢这把椅子,你多半不会喜欢迪士尼游轮,所以我们不会向您展示迪士尼游轮广告,我们给你推些别的。我们一步步深入的理解了物品的意义。而不是通过多个层次的抽象以后去根据谁链接给了谁,谁分享了什么去猜测。

这不只是在消费场景,如果我们回去想想生物场景,机器学习意味着我可以看一下X射线并告诉你是否有癌症,大规模和自动化的这样做。我也可以这么说看起来过几天可能会心脏病发作。或者说,你如果不改变生活习惯你可能会在接下来一两天心脏病发作。我们理解了到了逐层加深的意义,而他们有不同的价值,能解决不同的问题。

一个理解机器学习的框架是,机器学习是一个工具,能放大人力。 以两种不同的方式放大:1.其中一个是我在地下室有一百万张照片我现在有了一百万实习生能帮我看所有这些图。这是一种人工智能,它能自动化非常简单的人类工作,以前无法自动化的工作。2.另一种人工智能是,现在我在地下室有100w图片,现在我可以派一个实习生去看所有的图片。他半小时后回来说当我看到第30万张的时候发现这张照片有点意思。也就是说,从某种意义上我们得到了一种超能力。我们能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事情。

考虑完机器学习,我们也考虑一下加密货币。图上这个是另外一种类型的“加密”。为什么加密货币很重要。想象一下在1993年被问到为什么Internet很重要,而在此以前,你需要花很多时间争论你说的是Internet还是Intranet,是Web还是WWW。然后你会说,这是一个分布式的,去中心化的,无权限控制的网络,任何人都可以建立任何东西。你不需要获得电话公司的许可。有一个有趣的故事:乔布斯说,你见过这个叫互联网的东西,我们应该买它。现在这些东西已经不是这么玩了,玩法已经改变了。我们如何来考虑未来的应用会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不知道。

这是90年代早期的互联网服务器和流量。90年代Mac在网络服务器的占比超过Linux。WWW只是网络流量的3%,这是当年网络上的的各种应用,并不是那么重要的应用。我们现在看到的所有应用都在右上方那个紫色的小块里面。所以你有了网络,你看见了网络上建立的应用,但你并不知道哪些应用未来会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网络的能力。

加密货币也一样,他也是分布式,去中心化的网络,任何人都可以不需要权限就在上面开发,它内建信任机制,内建价值交换和支付,内建机制能理解事物。我们回到这一张图,这个图上一直在封闭——开放——封闭——开放的摇摆。我们来考虑这些东西能做什么。我们有新的机制来发现意义和意图,来理解事物,知道它可能意味着什么。有新的方式来构建网络,那是一种分散的不要许可的方式。当然,还有市场重置:每当技术上有重要变化的时候就像在在摇树一样,会产生新的公司。






最后一个事情,我把这个叫做“End of the beginning"这就是一开始的样子,这个可爱的年轻人叫做Geoffrey Bezos,他刚刚进入了图书领域。这是Geoffrey bezels今天的样子,他已经不在图书领域了。在未来20年他要做的是火箭,当然,可能还有其他的东西。






以上是我的分享,谢谢大家。 查看全部
evans.jpeg

2018年11月,Andreessen Horowitz(通常大家称作A16Z)的基金峰会上,Benedict Evans 跟大家分享了他们对市场的观点。

当大家都觉得互联网时代已经结束的时候,Evans却告诉大家故事才刚刚开始。

如果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中间阶段,那么下一个阶段将会如何变化?机器学习将会如何影响零售,制造,市场营销,科技金融,健康和娱乐行业。

当人们尝试用科技解决更大的问题,面对更艰难的市场,触及更深层的变革,将会发生什么?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客观并且全面的总结和展望,在这样一个人类时代交替的时间点特别值得观看。于是“随机区块(RandomBlock)”翻译了演讲视频,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启发。
 
点击查看演讲视频 >>

以下是演讲文字整理:


我们来思考一下互联网今天所处的阶段,所谓“开始阶段的尾声” 。

过去20年时间我们经常看到这张渗透率图表,它们总是往右上走,而现在我们到了上升期结束的时候。 互联网接入的故事已接近尾声,我们连接了全球四分之三的人口,我们将会连接所有剩下的人。

b01.jpg


然而我们继续看故事的其他部分,它们还远没有接近完成。接入的故事已完成,但关于"应用"的故事才刚刚开始,看起来这将是未来20年的主题。

大多数人都已经上网了,但大部分的钱还没有上线。在它们上线的过程中,我们会面对新的问题,难度更大的市场,我们多半会对这些市场做更大的改造——相比我们过去处理的那些市场。解决这些问题时,我们拥有比以前更多的基础设施:过去十年,我们探讨和建立了社交网络、搜索引擎、以及当下的机器学习和数字货币。

我想在开始以前,看一下市场规模将会是很有帮助的。 最明显的,电子商务,从绝对金额的角度看起来挺大,美国的电子商务一年四千五百美元。但如果你在更大的范围来比较,在零售行业它仍然只有大约百分之十。 如果把餐饮行业也算上——互联网已经在通过Airbnb等模式进入——那么电子商务的占比就更小了。

b02.jpg


我们进一步的把零售支出拆开,看看里面有哪些项目。加油站,在未来会有大的变化,甚至可能在未来20年完全消失。而这一块的市场容量超过现在美国电子商务的总规模。其他有意思的部分包括汽车整车和零件,每年消费一万亿美元。这些消费在未来10-20年中都会消失或者完全改变。而零售还并不是唯一的机会。其他的消费者支出,现在每年超过10万亿美金——以前的ppt一般都是10亿美金规模的,今天这一个动不动就是一万亿——如果在这个大的范围里面考虑, 在整个市场里面互联网只占了4%的份额。

所以:电子商务的实际占比想象中要小得多。

类似的,我们可以看看广告业。现在互联网是全球广告业最大的一块。在美国的情况也差不多,占了接近40%的广告预算。 而广告本身的规模并没有改变:多年来,广告业在GDP中的份额是基本稳定的。所以有人说,也许google和facebook 已经遥遥领先,也许没有给其他人留下太多机遇,也许google和facebook已经能提供所有服务, 但你必须把广告(Ad)和市场推广(Marketing)两个业务放在一起考虑。而市场推广这一块,是我们一直没有考虑的。市场推广包括邮件营销、电话营销——这看起来有点诡异:我们把FaceBook上的精准营销叫做广告,我们把它和电视广告放在一起比较,但是我们并不将其与电话营销,或者邮件营销做比较。

b03.jpg


一个更大的疑问是:如果你在Amazon的搜索结果中购买广告位我们叫做广告,但是如果你在沃尔玛买广告位,我们就叫做市场营销——仿佛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但他们当然是一样的:从本质上来说,这两种业务在做的事情,都是 “获客”。如果你再想想,为了获客支付的其他各类费用:门店租金也是为了获取客户花的钱,这些也是算在广告和营销以外的。 类似的还有运费和服务费。 总之,还有很多市场,我们才刚刚开始触及。

如果看全球范围,光是广告和营销现在已经接近一万亿美元。

Jeff Bezos(Amazon创始人) 那句著名的“你的利润是我的机会”会开始浮现在脑海中,全球性的角度看这个问题是很有趣的。因为我们不但需要考虑市场机会有多大,还应该考虑“还有哪里有机会”。

一种有益的思考方式,是类比另外一次全球技术革命——“工业化”,它跟互联网有点像:都是先从一个国家起源然后蔓延到大洋彼岸的另一个大的、低收入国家。工业化是英国发明的,然后美国接过工业化旗帜,并且继续推进。经过一个世纪,技术已经扩散了。如果我们看全球的情况,技术传到哪里了? 变化从哪来?答案并不出人意料,美国和欧洲减小的份额很多去了中国。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中也能看到类似的现象:计算机同样是在美国和欧洲发明的,他们曾控制3/4的市场,现在他们份额减小很多。和工业化过程一样,他们减小的份额很大一部分已经到了中国。中国的智能手机用户已经超过美国和欧洲的总和。

如果看移动互联网使用量也能看到同样的结论,APEC的移动互联网流量比北美和西欧加起来还大得多。这些也表现在消费能力上,全球中产阶级比过去大得多,他们分散在不同的地方。这些最终反应到电子商务等领域——中国从几乎没有电商,到现在比美国和西欧加起来还要大。如果我们看美国的电子商务渗透率,会发现它远远落后一些领先的国家。中国显然是完成了飞跃,这是一个跨越式发展的故事。韩国和英国同样大幅领先美国,而西欧的其他地方则相当落后。从中可以看到一个有趣的事情:美国曾经是电子商务这个故事的主角,而现在已经不是了。

b04.jpg


从另外一个方向来看,我们平时讨论的四大创业公司:谷歌,苹果,Facebook和Amazon,感受一下它们的规模和增速差异,这是有意义的。因为我们倾向于将他们放在一起讨论。还有另一家经常讨论的公司是Netflix,所以把它也放在这个图上。但我想更有意思的是看看三大中国互联网巨头,他们要小一些,因为它们不那么全球性。但他们的规模和四大是在一个数量级的,增速更是如此。但这些都只是大公司,所有人都讨论都害怕的巨头。

b05.jpg


更有趣的则是看看在美国以外有哪些50亿到500亿的公司正在兴起。今天有更多的独角兽正在美国之外,在硅谷之外诞生。这也影响到了风险投资行业,VC——又是一个主要在美国发明,主要在美国开展的业务。而今天,这个行业,这个商业模式已经在全世界扩散开,这也促进了其他地方的创业市场。

这让我们回到一开始的问题:机会在哪里?

美国电子商务现在是4000-5000亿,跟美国整体的零售业比,再跟全世界零售业比,跟全世界的消费者支出比。我们的眼界从几千亿美金, 放大到了四十到五十万亿的潜在市场,就能看到,目前真正触及的只是潜在市场很浅的一层。我们要怎么满足这些领域, 除了跟着互联网渗透率往上走,还有没有其他的做法。我觉得事情的模式会不太一样:互联网的前20年我们真的是在专注于做简单的事情——当时也许看起来并不那么简单。至少很多亲历的创业者这么想——但总的来说,我们做的领域是那些在低渗透率,有限的资本下就能成功的领域。这些模式不需要用户有网购习惯。所以主要是Low-touch商品:那些不用现场体验的商品。在这个阶段我们倾向于制作工具而不是只做全栈体验。我们倾向于利用信息套利,例如比价、机票。

b06.jpg


未来20年,我们做的事情需要高渗透,需要更多资本。基本上我们要把表左边的这些特点倒过来:建立完整的公司,全栈式体验,用信息建立完整的业务模式。很好的例证,即比较过去20年来的大公司像Yelp和今天像doordash这样的业务。Yelp是低资本需求,低渗透业务,属于信息套利范畴,是在销售工具;doordash则需要在半小时内拿到你的热餐。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业务,基于不一样的假设:比如互联网的发展情况如何,你需要什么样的资本,消费者愿意在网上做哪些事情。

如果我们关注40万亿美元的消费支出,那里有很多东西我们只是刚刚从外围开始触及甚至完全没有触及,即使是目前已经触及的领域,未来我们会有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如果你想想20年前我们如何解决房产问题:我们做房源信息,我们做价格比较。而现在,OpenDoor可以直接收购房产。再来看看交通领域,以前在网上卖机票,现在我们做汽车做自动驾驶汽车,我们做Airbnb。谈到健康,过去的网站会让你以为自己患了黑死病,现在我们能编辑分子,我们将编辑基因,我们将编辑细胞并创造完全不同的治疗方法。

在各个领域内,我们在转向不同的行业特征,用不同方式去解决问题。最明显的,你今天能观察到的这种情况,我认为是在零售行业。我认为一个很好的概念模型去思考零售是把它分成物流为主的零售及另一种品味为主的零售: 体验/推荐/服务,这两者之间有一个频谱。原来的Sears Roebuck在100年前主要是零售即物流的模式,沃尔玛也如此。另一方面我们从来没有真正在大城市之外规模化“品味零售”,这种模式还是以小门店的方式进行。

而现在,我们开始同时触及这两种零售模式。亚马逊的物流式零售已经非常成功。现在亚马逊和其他公司还在继续推进这方面: 当日送达、免运费,特别是生鲜派送。但同时我们在尝试往频谱另外一边的模式推进,去试图触及其他类型的零售,不只是把零售作为“一种特殊的Fedex”(物流式零售)——而是关于推荐、品味、偏好、发现等。这类的变化在美国的影响可能比在其他地方更大,这主要是因为美国的零售商铺面积远远超过其他地区。所以上面这个图表可能会在未来十年发生巨变。现在我们考虑该如何解决。

b07.jpg


我真的足够老了记得在20世纪90年代末人们曾经说“电商是轻资产”,购买货车是一个非常愚蠢的想法,事实上,1994年原始的亚马逊商业计划书说“无仓库,无库存,无运输”——当然,这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大概三周而已...现在亚马逊已经不是“轻资产”。亚马逊已经变成一个基础设施业务。现在和未来20年推动Amazon改变的最大因素可能是生鲜这类的业务。有趣的是,生鲜业务打破了亚马逊模式。事实上,它打破了整个电子商务模型:因为亚马逊的核心逻辑是所有东西都是包裹,类似数据分组交换网络,他们不必知道箱子里是什么,他们只是运送给你。他们只是把它从架子上取下来并运送给你。所以它是一个商品平台,显然你不能像这样来做生鲜。生鲜几乎需要一整个新的公司:你需要不同的物流,不同的递送,不同的电商平台和其他一切。

b08.jpg


这个图表很清楚地显示生鲜业务比电子商务要大得多。这是一个很大机会,值得为此建立几乎一整套新的公司去做这件事。这是一张图表关于在线生鲜市场的,大概数百亿美元。不足为奇的是,中国市场大于美国。因为中国显然人口大得多,所以更有用的是看看人均收入。其他的主要发达国家市场,远远领先于美国市场。所以在美国的生鲜业务追赶其他国家的过程中应该会看到客观的增长。

再一次,我觉得比渗透率更有趣的是想一想电商如何改变了行业。这张图表显示了在过去十几年里生鲜杂货店、超市的商品数量的变化。这里你看到的是零售模式的变化中,生鲜杂货店的SKU数量变化了,购物的方式也变化了。本质的问题是,当你的购物方式改变的时候,你购买的东西也就改变了,你购物的流程改变了,那么你放进购物车的东西也就会不一样。当我们再次改变购买体验时,不管是不是传统的电子商务还是在其他品类,但特别是在生鲜领域,也会影响什么品类的东西被购买。

所以这意味着:钱在移动,品类会变化。

就像我们前面讨论的,钱从广告到市场营销中移动。在从线下到线上的过程中,消费者购买的东西也会发生变化。我们可以用这种方式来考虑在零售行业从“物流式”到品味/偏好/推荐/展示模式的变化。我认为思考这个的一个好方法是:互联网让你买到任何可以在纽约买到的东西,这正是Sears Roebuck在100年前所做的,它让你可以买到任何在纽约能买到的东西。但它无法让你以你在纽约的购物方式购物。

现在开始有改变了。现在有一堆基础模块和一堆新的想法,来尝试如何建立一个消费者互联网业务。他们为您提供不同的方法解决这些问题:


   1、社交

   2、新经济模型,比如租赁或订阅

   3、新的理念:如果你是一个线上品牌,也许你会希望开一个线下店——把门店的租金考虑成一种新的流量成本,来替代部分Instagram上的获客成本,从而让客户来源多元化。感觉很多现在线下活动都会转移到广告,同时很多广告将转变为线下活动。

   4、当然还有机器学习它在改变我们做推荐和建议的方式。



b09.jpg


所有这些模块让我们可以触及哪些以前从来不可能触达的领域。20年前,在网上买时尚品是个疯狂的想法就像比特币会取代法定货币一样——这明显是疯了。WarbyParker 在网上卖眼镜?购买没试过的化妆品?这些过去不可想象的事情现在都在成为现实。这得益于我们有这些新的模块,我们有更多的渗透率,而消费者愿意在线上做几乎所有事情。

这让我们回到一开始的提法:当我们考虑未来20年的新问题时,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图。在最初的二十年里,互联网主要做了电商和广告,而在未来的20年互联网会做剩下的所有事。都有哪些事呢?

先看看全球GDP,你可以发现我不太喜欢对数坐标,全球GDP的哪一块可能需要我们解决。汽车? 你多半已经知道,特斯拉这样的加州“小”公司一直做得很好。事实上,特斯拉销量已经超过了美国其他高端汽车制造商。但如果我们考虑所有汽车相关机会,软件,电池,我们又会得到这么一个也许更适合用对数坐标的图。这实际上清晰的表明整体的机会有多大。这还只是美国的,并不是全球的数据。

比起单纯的看汽车数量更有趣的是看看里面具体包含哪些部分。这个图的右侧是传统汽车各部件的费用,包括设备厂商和一级供应商。而左边则列出了有多少电子行业里面的公司能从里面分一杯羹。这是因为当我们在升级到电动车,升级到智能驾驶的时候,车辆的配件组成将会完全不同,供应商也会不同,软件会进入汽车领域。比这个更有趣的是,软件会重新定义"汽车”。智能驾驶会改变了我们心中汽车的样子。它不会看起来还像今天的车,只是没有方向盘。它会看起来不一样,有不同的功能,用在不同的地方。这会将完全解放汽车旅行,变成不同类型的车辆,不同的模式。如果坐在车上不用再盯着方向盘乘客会做什么? 也许可以投资于酒类公司?

电视也是个有趣的领域,软件业会侵入它。现在,Netflix和亚马逊已经是一线内容制作者。他们的预算已经和其他美国主流娱乐公司差不多了。这里有一个2010年的著名评论时代华纳的Jeff Bewkes说(Netflix)就像阿尔巴尼亚军队,完全不需要担心。我希望现在有人正在关心阿尔巴尼亚军队。跟有趣的是这个问题:电视的本质是什么?看游戏直播的人,现在比看Netflix,HBO,ESPN的人多。最新的AAA级主机游戏的首周末收入超过了最近的所有好莱坞大片。看游戏直播成为一件大事。eSports现在和美国的各大职业联盟尺寸差不多。和全球性的运动还有差距,但跟美国的已经差不多了。但如果你看看收入的方面,还有一定的差距。所以这也是一个有趣的领域,你应该会看到很明显的增长。有意思的业务模式正被创造出来。从整体上看,收看电视的人数在减少,看手机的人在增加。科技行业用了20年的努力试图进入用户的客厅,现在他们终于进入的客厅,但并不是依靠电视,而是用手机。用户的注意力投向发生根本的改变,使用这些注意力的方式也会变化。

b10.jpg


已经讨论了很多关于钱的话题。“软件业吞噬资金”,这听起来是个有趣的话题。Angela今天也讨论了这个话题。一个有趣的看法是,所有资金都在进入Fintech领域,而市场显然不足以完全吸收这些资金。确实,很多资金正在进入,刚刚开始在解决一些明显的痛点。但如果我们考虑一下整体的机会,会有万亿级的市场,可以被软件和技术解决。把房地产规模放在这里做一个参照,可以帮我们认识这到底是多大个规模。

但我们仔细看的时候会发现不管这个市场有多大,还有相当大一部分人未被触及,很多美国人没有银行账号,全球就更是这样了。这些人不会被传统的纸质支票和信用卡方案覆盖,他们会被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服务,基于软件,基于网络,基于手机。在美国,有很多人名义上有银行账户,但实际上并没有。有一种说法“在美国有两个银行系统,一个是为在座各位服务的,另一个是为其他人服务的”他们得到的服务更差。而现在,也有一些人希望在未来10到20年改变这种情况。

当我们考虑这些工具的时候,会发现美国并不是领先的。图的左边是移动支付渗透率,而右边是移动支付金额。显然,中国正在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而这些有趣的事情将会向全球蔓延。我们现在有了一些基本模块,这些基本模块能用来用来构建Fintech,构建新的金融应用。


    1、我们有大量的数据,各种不同的数据。

    2、消费者预期变化:哪些金融服务可以做,服务应该是什么样。

    3、解绑:把业务从传统的综合性银行解绑出来。

    4、机器学习,这能有助于我们理解各种数据。




已经讨论过了钱,剩下的就是谈论死亡了....我们有一个死亡基金,对不起,是生物基金。药物研发750亿美元,这个看起来像一个大市场。这是个有趣的市场,VC已经介入很久了。但它现在正在被用新的方式解决:


    1、机器学习,再一次的改变了药物研发。

    2、更有趣的是,社交和可穿戴设备在改变医学实验。如果你需要1w个符合某种条件的受试者。社交媒体给出了找到这些人的全新方法,而可穿戴设备则给出了监控测试的全新方法。

    3、当然,我们还有办法编辑基因和编辑细胞,这意味着我们将会有完全不同的疗法。




b11.jpg


但除了750亿,我们还可以想想其他机会:图上依次是,药物研发药物销售,健康保险,最后是全球医疗市场。这些是你生病以后花的钱,超过7万亿美元。我们如何解决其中一些。七万亿花在医疗上,而这些都是“生病”的成本,实际上,这只是生病的一部分成本。

那么更有趣的是,我们来想想“不生病”的成本:如果能不生病,它的价值是多少。如果能不死,价值是多少,如果能不用为治疗操心,价值是多少。这是一些我们现在可以开始考虑要解决的问题。

可以来看这个事:这些是我们已经通过的关卡,已经把简单的怪物都干掉了,而现在已经进入了高难模式,我们已经干掉了小兵,现在要对付拿着机枪的老怪。所以,我们在解决不同类型的问题,更困难的问题,更困难的市场。为此我们有哪些工具?我们有一个有趣的新的层面。如果你想想互联网的前20年的事情先是AOL,信息高速公路交互式电视这类的死胡同。然后Internet和Web出现了,提供了一种去中心的,不需要权限的创新:你不需要找AT&T或者Time Warner申请许可,就可以制作网站。而这促使了互联网大爆发。而这时,我们发现需要在其上具有某种有组织的新层面。所以有了Google和Facebook,我们花了近十年思考谷歌和Facebook以及他们如何组织内容。这些平台是被设计成中心化的。他们捕捉意义和意图,因此他们也能获取价值。他们也是高度抽象的,他们并不真的理解事物,他们只是观察我们的动作。

现在我们有两个新的基本层,加密货币和机器学习。

除了其他特点,他们首先是去中心化的。这是什么意思,这能做什么? Google,Facebook或者Amazon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b12.jpg


问这是什么东西?谷歌会说它出现的页面提到了Wishbone,Hanna和Wagner。Facebook会说喜欢家具的人分享了这个链接。而亚马逊会说,这是个SKU,我不懂你的问题。买了这个SKU的人也买了其他SCU。有了机器学习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可以得到更多层面的意义和更多层次的理解。首先我们会知道这是一把椅子。这是很好的进步,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做到了。以前我们做不到这一点,现在我们可以了,我们可以知道这是一把椅子。下一步我们可以知道这是当代斯堪的纳维亚风格。而如果进入更深一层的意义,你会说,好吧,如果你喜欢这把椅子,你多半不会喜欢迪士尼游轮,所以我们不会向您展示迪士尼游轮广告,我们给你推些别的。我们一步步深入的理解了物品的意义。而不是通过多个层次的抽象以后去根据谁链接给了谁,谁分享了什么去猜测。

这不只是在消费场景,如果我们回去想想生物场景,机器学习意味着我可以看一下X射线并告诉你是否有癌症,大规模和自动化的这样做。我也可以这么说看起来过几天可能会心脏病发作。或者说,你如果不改变生活习惯你可能会在接下来一两天心脏病发作。我们理解了到了逐层加深的意义,而他们有不同的价值,能解决不同的问题。

一个理解机器学习的框架是,机器学习是一个工具,能放大人力。 以两种不同的方式放大:1.其中一个是我在地下室有一百万张照片我现在有了一百万实习生能帮我看所有这些图。这是一种人工智能,它能自动化非常简单的人类工作,以前无法自动化的工作。2.另一种人工智能是,现在我在地下室有100w图片,现在我可以派一个实习生去看所有的图片。他半小时后回来说当我看到第30万张的时候发现这张照片有点意思。也就是说,从某种意义上我们得到了一种超能力。我们能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事情。

考虑完机器学习,我们也考虑一下加密货币。图上这个是另外一种类型的“加密”。为什么加密货币很重要。想象一下在1993年被问到为什么Internet很重要,而在此以前,你需要花很多时间争论你说的是Internet还是Intranet,是Web还是WWW。然后你会说,这是一个分布式的,去中心化的,无权限控制的网络,任何人都可以建立任何东西。你不需要获得电话公司的许可。有一个有趣的故事:乔布斯说,你见过这个叫互联网的东西,我们应该买它。现在这些东西已经不是这么玩了,玩法已经改变了。我们如何来考虑未来的应用会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不知道。

这是90年代早期的互联网服务器和流量。90年代Mac在网络服务器的占比超过Linux。WWW只是网络流量的3%,这是当年网络上的的各种应用,并不是那么重要的应用。我们现在看到的所有应用都在右上方那个紫色的小块里面。所以你有了网络,你看见了网络上建立的应用,但你并不知道哪些应用未来会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网络的能力。

加密货币也一样,他也是分布式,去中心化的网络,任何人都可以不需要权限就在上面开发,它内建信任机制,内建价值交换和支付,内建机制能理解事物。我们回到这一张图,这个图上一直在封闭——开放——封闭——开放的摇摆。我们来考虑这些东西能做什么。我们有新的机制来发现意义和意图,来理解事物,知道它可能意味着什么。有新的方式来构建网络,那是一种分散的不要许可的方式。当然,还有市场重置:每当技术上有重要变化的时候就像在在摇树一样,会产生新的公司。

b13.jpg


最后一个事情,我把这个叫做“End of the beginning"这就是一开始的样子,这个可爱的年轻人叫做Geoffrey Bezos,他刚刚进入了图书领域。这是Geoffrey bezels今天的样子,他已经不在图书领域了。在未来20年他要做的是火箭,当然,可能还有其他的东西。

b14.jpg


以上是我的分享,谢谢大家。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 RMB 玩家

特写chainbs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波场某场路演时找到大量美女为项目站台宣传,宣传口号相当夸张


波场,可能是区块链行业最具争议性与戏剧性的项目。

在这一年多时间,波场曾被众人视为不折不扣的「空气」项目,白皮书与代码多次被曝抄袭。如今,波场已经被许多人认为是少数「踏实做事」的项目之一;

在这一年多时间,孙宇晨曾多次被传高位套现跑路,甚至九四之后一度不肯退币。如今,随着大价钱收购 BitTorrent 以及连续举办高额奖金的开发者赛事,波场又被许多人认为是「最舍得花钱」的项目之一。

更神奇的是,波场发行的代币期间从发行价 0.01 元最高涨到约 1.87 元(今年 1 月初),市值达到约 1870 亿元,一度跻身「百倍币」之列。

因为以上种种,公众对波场长期以来都持有一种复杂的心态,有鄙夷,有不解,也有钦佩。那么,孙宇晨与他的波场,是如何实现这种形象的改变以及状态的更迭的?波场如今呈现的「繁荣」究竟是强力营销所营造的假象,还是水到渠成的自然现象?

在采访 10 余位接近波场的人士和业内专家,以及查阅、分析大量历史资料后,希望通过本文向大家呈现一个真实的波场「变形记」。


成功的营销策略


伴随着 17 年 ICO 的火爆与野蛮生长,加密货币市场出现一大批投机的传销项目、空气项目,主要特征是技术含量低、缺乏真实应用场景、重度营销且风格粗暴,并且以圈钱为核心目的。

去年 7、8 月问世的波场,恰好与前述特征形成多处对应,具有较高空气项目的嫌疑:它标榜自己将「构建一个全球范围内去中心化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但没有任何技术代码以及创新思路,创始人孙宇晨曾多次被指抄袭、炒作,多次创业乏善可陈……

但这并不妨碍波场 ICO 的火爆。在连续举办十多次线下路演活动后,波场在 17 年 8 月 21 日于币安平台首度开放 ICO,5 亿个波场币 TRX 在 53 秒内以约 0.01 元的价格出售完毕,此后陆续在 RenRenICO、ICO365 等平台上线,均销售火爆。据一位曾深度参与波场项目的人士张曦(化名)透露,波场在这轮 ICO 中共募集约 7000 个比特币,彼时价值约 2 亿元。

此前一两个月,波场已经顺利完成其私募融资,并宣称其私募投资人包括比特大陆 CEO 吴忌寒、FBG 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硕基、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量子链创始人帅初、OFO 创始人戴威等。波场前 COO 刘明在今年 5 月的一次直播中曾提到,波场私募规模近 4000 个比特币,并且以 10 亿元的估值总共融资 6 亿元。

不过张曦告诉我们,「6 亿」这个数据有夸张成分。综合多方面信息来看,波场总融资价值的区间很可能在 3-5 亿元之间。

作为公众眼中的「空气」项目,波场 ICO 之所以能如此成功,一部分要归功于疯狂的市场行情,另一部分则要归功于其创始人孙宇晨「出神入化」的营销能力。

创办波场之前,孙宇晨在互联网行业成名已久,拥有 2011 年亚洲周刊封面人物、2014 年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2015 年福布斯中国 30 位 30 岁以下创业者、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 90 后学员等众多令人眼花缭乱的称号,他还频繁地出现在各大演讲场合以及参加各大媒体节目的访谈,以博取更高的关注度。

擅长营销与包装,以及对名利的异常渴望,是孙宇晨被公认的最大特质。2015 年 8 月,《智族 GQ》特稿《风口上的孙宇晨》的发布将孙宇晨的这些特质彰显无遗。孙宇晨还在该文中说,「PR 在我们这儿就是跳动的心脏,时不时就得蹦跶一下,不蹦就死了。吃相是很难看,但是没办法。」

或许是过于追求个人曝光度以及疏于关注产品,陪我 APP 虽然在 15 年下半年拿到 6000 万元 A 轮融资,但始终没能在市场上引起波澜,长期位居苹果应用市场社交分类 100 名开外,总榜 1500 名开外。





陪我 APP16 年 4 月-17 年 8 月在苹果应用商店社交分类排名趋势__来源:七麦数据


某种程度上来看,孙宇晨的那套行为方式并不适合互联网行业,但异常适合于早期的区块链行业。由于区块链技术尚不成熟,谈落地与应用都为时过早,技术水平与执行力再强暂时也难有用武之地。在 17 年上半年 ICO 盛行之际,最受市场欢迎的项目往往就是那些团队会讲故事、资源渠道广、营销能力强的项目。

「投资就是看人,我在孙宇晨担任 Ripple 大中华区首席代表时就认识他了,后来看他一直参加各种节目、进入湖畔大学,就觉得孙宇晨个人能力非常强。」波场私募投资人、比特币中国创始人杨林科谈及投资波场的理由时说,「而且他微博有将近 100 万粉丝,这对波场未来的推广有很大帮助。」

波场前 COO 刘明也曾表示,他之所以全力支持孙宇晨做波场这个项目 ,就是因为孙宇晨可以利用自身在币圈以外的强大影响力去扩大币圈的受众基数。

在 17 年国内那群蜂拥而至的 ICO 发起者中,孙宇晨无疑是其中经历最丰富以及名气最大的人之一,其市场营销能力更是公认顶级,对于普通民众的心理需求与倾向有着敏锐感知,这些特质在波场 ICO 以及后续运营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张曦告诉我们,波场长期以来的 PR 策略可以用 「 高举高打」与「低到尘埃」两词来概括。「高举高打」是指将波场营造为高逼格的项目,这首先是将创始人孙宇晨与「 90 后创业领袖」、「 马云门徒」、「全球杰出青年」等标签绑定。

一位与波场有过合作的项目方人士王凯迪(化名)表示,孙宇晨对「 马云首个 90 后门徒」这个称呼特别在意,如果稿件中没用这个称呼,他就会说这个稿件对他的定位不准确,要求改一改。「现在孙宇晨已经很少用这个名号,因为阿里巴巴那边已经警告过他了。」何笛补充说。

其次,波场会经常找到公关公司对接路透社等海外顶级媒体发布软文,再将稿件翻译后传回国内,「散户一看就会觉得这是全球性的高逼格项目。」张曦说。





11 月波场官方账号翻译的部分海外媒体报道


如上图所示,时至今日波场的海外媒体宣发渠道已经从路透社等海外顶级媒体扩散至俄罗斯、韩国等地区性主流媒体,并且保持每周至少一篇文章以及一家新媒体的频率,营造全球各地都在关注波场的氛围。

在国内,波场的宣发渠道更加广阔,从主流财经媒体到草根自媒体,大多都曾为波场发布过新闻报道,内容多在极力彰显波场的人才与技术实力。据了解,波场还专门孵化过多个区块链自媒体。

「低到尘埃」则主要指创始人孙宇晨经常「低下身段」与用户接触交流,强力打造孙宇晨的个人 IP。据观察,波场大部分新闻信息都是首先通过孙宇晨个人微博、推特等社交媒体发出,波场官方账号仅转发分享。在波场官网最下方,孙宇晨的个人微博、Twitter、Facebook 等账号也都全部列出,并且其关注者数量都高于波场官方账号,这在所有项目官网中都极其罕见。

从孙宇晨的个人微博可见,他平均每天发布至少 5 条信息,大部分都是分享项目动态以及评论市场走向,偶尔也会「蹭」热点,譬如模仿胡海泉在陈一凡吸毒事发后的感叹体、评论基因编辑事件,总体呈诙谐幽默、接地气的形象。

在波场的微信公众号,用户甚至可以直接在菜单栏找到孙宇晨的个人微信二维码,并在 1 天内通过申请加为好友,其朋友圈经常发布波场动态以及市场评论。对此,张曦告诉我们,孙宇晨的微博等各大社交媒体动态都并非孙宇晨本人发布,波场设有专门的文案经理进行编辑与打理,那些微信号也是由专人同步孙宇晨本人朋友圈信息。

孙宇晨还非常热衷于通过直播与用户进行沟通,17 年 8 月的 ICO 阶段他至少在微博一直播平台进行了 12 次直播,月底 ICO 那几天几乎每天都会直播。此后,孙宇晨仍然保持每月至少 1-2 次的频率,在波场重要节点时与用户进行交流。

「除了 V 神,还有哪几个项目创始人敢这么出来摇旗呐喊?」朝财猫创始人 Jeffery 表示,他正是基于孙宇晨这种「讨喜」的 PR 策略在二级市场投资了波场币。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孙宇晨每次直播点击人数都显示在 500 万-2000 万之间,但评论量普遍都在 1000 左右,两者比例远低于正常比例,且孙宇晨微博粉丝至今仍只有 106 万。据从多处信源了解,孙宇晨的直播人数大部分都是由第三方团队刷出来的,真实在线人数最多也就一两千人。

事实上,波场在微博、推特以及公众号等各大渠道都具有明显的造假痕迹,文章评论数与转发数的水分大概率不低于 7 成。





波场官方公众号留言区可疑留言:留言点赞数类似,大多非常规账户名、内容均无意义





孙宇晨微博可疑的转发内容:转发时间过于规律,账户名杂乱无意义


虽然直播以及其他社交媒体真实覆盖面并不大,但张曦仍然认为意义重大。「大部分散户其实不关心你做什么项目,技术指标如何,他们只关心价格与涨幅,社交媒体主要起到形式上的作用:当波场价格逐步上升的时候,孙宇晨的频繁发声及其漂亮的数据对散户就是最好的「春药」。」张曦说。

但这些虚假的数据显然不会令孙宇晨感到满意,毕竟他对被关注与被讨论的渴望超过绝大多数创业者,波场也需要源源不断的新流量。「我衡量一件事是否要做,热不热闹很重要,一定要有人搭理我,哪怕是骂我呢?」他曾在那篇热传的 GQ 特稿中如是说。

孙宇晨多次在推特点评以太坊并艾特 V 神、双方多次论战可能就出于此因,常规的项目进展根本没法引起大范围关注,只有这类「非常规」内容才能在社交媒体走红。前几周,孙宇晨甚至还宣布邀请到著名篮球运动员科比参加明年年初的波场会议。更早时候,市场上还多次盛传波场将与阿里、百度、Twitter 等互联网巨头进行合作,但全都没有下文。

而最近几个月,波场正在极力为自己塑造「做实事」项目的形象。

寒冬之下,众多区块链项目进入「冬眠」状态,进展寥寥。在这样的背景下,波场不仅继续保持稳定的对外发声,譬如每周都会宣布波场上了某个新交易所、与某项目达成合作、被某海外媒体报道、在某国举办线下 Meetup 等,同时其主网交易笔数与地址屡创新高以及 DApp 数量迅速增长的新闻也屡见报道,例如《曾经槽点满满,但波场真的在做事》。

如今来看,波场的营销策略无疑是相当成功的,不仅将很多人对波场的印象从「空气」项目转变为少数「做实事」的项目,还成为了大量区块链项目的「榜样」,许多其他项目用户都会在社区建议项目方学习波场的营销策略。

不过在波场极力塑造的形象之下,波场的技术与生态真的如同宣传那般领先与优异吗?


「重注 」技术与生态


谈及波场技术,抄袭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18 年 1 月初,Protocol Labs 创始人 Juan Benet 发推称,波场英文版白皮书至少有 9 页是从 IPFS 或 Filecoin 的文件中拷贝出来的;4 月,以太坊创始人则在转推中以「Ctrl+C 和 Ctrl+V」暗讽波场白皮书抄袭;6 月,DAR 的研究人员在波场 Tron codebase 中发现了多个从其他项目复制的代码实例。波场的抄袭,几乎成为行业众所周知的事情。

孙宇晨也曾在访谈中间接承认并回应了这个问题,「我认为商业社会本质上比的还是执行力和是否能真正把一件事情 deliver 出来。」他说,「做出来,我觉得才是最重要的。某种程度上来说,争论这个想法本身是谁的,其实没有意义。」

Jeffery 也认为,这个行业本身就是开源的,关键是谁能把这些技术落地,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的人认识,以及吸引更多人才一起完成一个共同的事业,这未尝不是一种策略。

由于行业本身乱象频发,以及波场出色的 PR 策略,抄袭时间并没有对波场产生实质性影响,而波场对技术的投入也的确在逐步增大。

从 17 年 10 月开始,波场陆续从各大主流互联网公司挖来大批技术高管,第一位就是目前担任波场 CTO 的陈志强,他此前曾在网易、腾讯、360 任职,并担任过阿里巴巴大数据专家(通稿称职级为 P8)。12 月,波场再度从阿里挖来一名大将——原阿里巴巴数据挖掘专家赵宏,目前为波场公链技术负责人。

今年年初,波场又陆续从百度、美团、京东等互联网公司挖来多名高级工程师,至今技术人员已在百人之上。无论是技术高管背景,还是技术人员规模,波场都堪称区块链行业中最豪华的项目之一。

同时,波场的长期目标也悄悄从「构建全球范围内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转变为「构建全球最大的区块链去中心化应用操作系统」,试图吸引更多第三方开发人员在波场主链开发 DApp 应用。





波场与以太坊等项目在 GitHub 提交代码次数对比图;来源:Tripio 提供


由上图可见,波场今年 3 月份后在 GitHub 上提交代码的次数显著提升,始终高于以太坊数倍,直至 11 月。而根据 TokenInsight 指数 12 月 7 日数据,波场最近 3 个月总共在 GitHub 提交 853 次代码,在所有区块链项目中排第 9 名。

随着今年 6 月底波场主网上线以及后续多次优化,波场主网现已运行 5 个多月。从主网表现来看,波场目前还未被曝光过出现重大漏洞,相比之下以太坊与 EOS 智能合约被曝光的漏洞相对较多;波场还声称主网 TPS 最高可达到 2000,区块浏览器显示当前 TPS 峰值为 748,远高于以太坊但低于 EOS 的 3996;波场主网交易手续费与 EOS 同样为零,以太坊仍需要一定手续费;根据 DappRadar 数据,波场 DApp 数量约 20 个(以游戏类 DApp 为主),远低于 EOS 的 197 个与以太坊的 1265 个,后两者 DApp 的使用人数也是数倍于波场。

由上述信息可见,波场主网整体运行较稳定,并较以太坊与 EOS 存在一定优势,但 DApp 开发者数量与用户数量均远低于以太坊与 EOS。这可能与波场主网推进较慢、基础设施不完善有关,也有可能与波场在开发者群体中长期负面印象有关。

虽然波场凭借「出神入化」的 PR 策略赢得大量普通用户的青睐,但其善于炒作与抄袭的特质在区块链行业资深人士中已深入人心,尤其是技术开发者群体,这种固有印象通常是很难被消除的。在向多位区块链技术专家询问其对波场技术的看法时,他们几乎都表示未对波场技术及代码有过研究,无法评论。

一名知名投资机构负责人唐斌华(化名)则告诉我们,他们这个圈子几乎不会讨论到波场这个项目,因为一直觉得它就是个空气项目,也不太认可它的宣传方式,「论技术,比它技术好的项目有很多论落地,比它落地程度高的项目也有不少,所以我们不会把波场纳入研究与投资范围。」

但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下,波场主网的交易笔数与地址持续创造新高,根据波场区块浏览器的数据,其交易数于 12 月 1 日达到 239 万笔,四倍于以太坊交易数。但据了解与观察,尽管近期波场 DApp 的发力以及空投增多的确为波场贡献了大量交易数,但这个庞大的数据仍存在多个可疑之处。

首先,波场主网地址增长速度与交易笔数增长速度并不匹配,前者远低于后者。由图可见,波场主网交易笔数从 10 月中旬开始大涨,至今最高达到 10 倍涨幅,但同期波场主网地址增长缓慢,从 10 中旬至今只上涨约 40%,两者的差距难有合理解释。





波场主网地址增长图表





波场主网交易笔数图表


其次,波场主网交易转账记录存在诸多疑点,包括多个地址频繁相互转账、小额转账频繁出现,具体可见以下截取的部分具有典型性的截图:





11 月 29 日 17:04 左右_转账信息 来源:tronscan.org





11 月 29 日 15:55 左右转账信息 来源:tronscan.org





11 月 15 日 11:20 左右_转账信息 来源:tronscan.org


从以上转账交易信息可见,最近几周波场主网上有许多地址在来回转账,且都在短时内完成。但无论是个人转账交易,还是 DApp 智能合约产生的自动交易,都无法解释为什么会短时间内出现如此频繁的相互转账、循环转账,「这很有可能是波场自己开发的自动转账程序产生的。」一名公链开发人员祝楠(化名)告诉我们。

考虑到波场转账交易无需手续费,以及孙宇晨对炒作的需求与掌握,这个猜测具有相当的可信度。「中国人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把所有有评判标准的潜规则读得非常明白,然后会让自己所做的事情非常符合标准和规则。」王凯迪认为,只要大家都看重主网交易量以及代码更新次数,波场就会通过各种手段提升自己的数值。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波场目前的公链及 DApp 生态建设力度在所有公链中可以排进前五。据观察,波场几乎是举办各类开发大赛频次最高、奖励最丰厚的区块链项目。根据波场今年 4 月初发布的信息,该项目启动了包含一系列活动的 TronPG 20 亿美金奖励计划,具体包括:

4 月初,波场宣布举办首届编程大赛,激励开发者开发适配于波场 TRON 主网的冷钱包、热钱包、区块浏览器,总奖金池为 100 万美元;

4 月底,波场宣布开启波场 TRON 创业者基金计划,只要团队开发的 TRON 生态产品本身达到 DEMO 级别或者更高并通过审核,波场将给予单个项目 10 万美金额度的借款支持。在还款方式上,项目方可在 18 个月内无息偿还债务或者在融资后转为股权,若项目创业失败则不予追究;

6 月中旬,波场宣布启动 2 万美金「奖励金」计划,为适配于波场 TRON 优秀钱包和区块浏览器的项目发放 2 万美金奖金;

11 月 29 日,波场宣布成立区块链游戏基金,称将在未来 3 年内投入 1 亿美金在全球范围内打造区块链游戏生态;

12 月 1 日,波场宣布启动百万美元加速计划,激励开发者在波场开发并提交 DApp 作品,一等奖作品可获 20 万美元奖励,总奖金池为 100 万美元;

12 月 5 日 ,波场宣布启动生态共建者计划,支持波场 DApp 开发者申请资金、技术支持、社区导流等资源,完成特定任务的 DApp 可以获得奖励。

除了直接发放了大量奖金,波场在最近一年还对投资了多个区块链项目。根据网络公开信息统计,孙宇晨或者波场至少对 Tripio、Global Social Chain、DACC、Game.com 等 5 个以上项目进行了投资。

其中,Tripio 技术合伙人 JQ 告诉我们,他们近期会考虑将波场作为跨平台部署 Tripio 协议的第一站,开发出 Tripio 协议的波场版本,「除了因为波场比较有影响力以外,还因为波场对以太坊语言的兼容度很高,对我们而言投入产出比会比较合理。」

至于合作方就更多了。最近 1-2 个月,波场至少与 NeoWorld、DappRadar、dapdap.io、Cocos-BCX、SpiderStore、Blockchain Cuties 等 15 个以上项目达成合作,其中主要是游戏类项目与 DApp 平台类项目,与波场近期强力打造游戏类 DApp 的方向相吻合。

通过大规模的奖励、投资以及缔结合作,波场正在通过利益关系打造一个规模可观的「朋友圈」,共同为完善波场主网的基础设施、DApp 应用贡献力量,以及推动波场 DApp 获得更多受众、走向落地。


巨额财富的来源


至此,一个贯穿全文的线索已经跃然纸上:波场资金实力非常雄厚。

无论是大规模投放软文、大量从互联网巨头挖人,还是连续举办高额奖金赛事、多次对外投资,都需要大笔大笔的资金,今年 6 月波场甚至还花了 1.4 亿美元收购了 P2P 下载软件 BitTorrent。在去年九四事件中将所有 ICO 资金「吐」回去后,为什么波场还会这么有钱?为什么即便市值更高的项目也没有波场这么「壕」?

概括来说,就是孙宇晨对财富与成功的强烈渴望在出色的营销策略与疯狂的市场行情之下,促使他完成了巨额的财富积累,其中有「个人奋斗」的因素,但更多的属于「历史进程」的因素。

正如绝大多数 ICO 项目,孙宇晨创办波场的主要目的很大可能是「圈钱」。波场前 COO 刘明就在 5 月的直播中提到,孙宇晨在波场早期根本不相信比特币、去中心化,私募完成后立即把比特币换成了法币。随后刘明还在朋友圈表示,孙宇晨当时甚至希望直接接受人民币投资,但被他力劝而作罢。

九四事件之后,孙宇晨更是一度因为坚决不退币的强硬态度而引起大量关注。波场 ICO 原定于 17 年 9 月 9 日,但 8 月底市场流传出监管将至的信息后,孙宇晨立即加快了 ICO 进度,最终于 9 月 3 日在微博宣布 ICO 完成,「孙宇晨甚至还计划赶在文件出台以前上中币网开交易,但最后 4 号中午中币网那边告诉孙宇晨他们人已经在金融局,然后就作罢了。」张曦说。

这个说法在刘明的微博中得到部分印证。正如下图,刘明在微博回复一名网友称,「他(孙宇晨)不肯退,还坚持说今天能上国内交易所,我也是服了,看今天谁敢上。」张曦还告诉我们,孙宇晨在得知无法上币以及文件出台的消息后,当即飞去了韩国。





刘明微博去年 9 月对孙宇晨不肯退币的评论


种种迹象之下,孙宇晨不甘心放弃这笔上亿元巨款的心理状态可见一斑。但最终,在刘明、何一等合作伙伴的施压下,孙宇晨接受了退币并将 ICO 募得的上万比特币返还给投资人。不过,孙宇晨没有料到,这次巨大「损失」反而为他后来赢得更多财富埋下了伏笔。

根据波场白皮书,波场总共发行 1000 亿个波场币,其中 40% 公开发售,15% 私募发售,35% 由波场基金会所有并用于生态建设,10% 用于支付早期支持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即前文提到的陪我 APP 运营主体。

我们从多处信源了解到,波场基金会所持 35% 波场币始终由孙宇晨个人掌控,陪我科技所拥有的 10% 也全部由孙宇晨掌控。去年 9 月波场退币通道开启后,绝大部分 ICO 与私募投资人都选择了退币,而这些退回的波场币也全部在孙宇晨手中。由此,波场币所有发行量中有 90% 以上都由孙宇晨个人控制,形成高度控盘之势。

虽然波场没能在 9 月 4 日当天登陆中币网,且当时整个行业风声鹤唳,但孙宇晨仍然没有放弃尽快登陆交易所的想法。毕竟对孙宇晨而言,上交易所意味着他手中的大量波场币将可以变现。

我们在 Coinmarketcap 网站发现,波场币的交易最早在去年 9 月 13 日即纳入该网站的统计范围。根据了解的信息,波场当时登陆于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EtherDelta。10 月底,波场正式登陆币安平台。

根据 Coinmarketcap 的数据,波场自去年 9 月初到 11 月底,波场币的价格一直在 0.01-0.02 元的范围内小幅波动,但日交易量已从早期的 50-150 万元上升至 2000-4000 万元。

此后,伴随着整个市场行情的疯狂上涨,波场币的价格与日交易量也迎来双双大涨,价格于 1 月 5 日达到峰值 1.87 元,总发行市值达到 1870 亿元,日交易量达到 343 亿元。至此,波场币成为「百倍币」中的一员。

在这次大涨中,收获最大的人当属拥有 90% 以上波场币的孙宇晨。据了解,孙宇晨在波场币登陆交易所后就一直在逐渐出售手中的币,特别是在登陆币安之后。刘明也在直播中提到,孙宇晨曾用多名波场员工的身份在币安交易平台开办账户,将掌握的波场币充入账户卖掉套现。

「孙宇晨的命太好了。」张曦在采访中多次感叹道。

孙宇晨在那次牛市中究竟套现了多少现金,暂时无从得知。但从接近孙宇晨的人士口中得知,孙宇晨在今年 11 月初掌握的所有资产价值约有 100 多亿元,其中以法币为主,但不确定是否包含属于基金会、已锁定的约 34% 波场币份额。「从真金白银来说,我觉得孙宇晨大概率就是币圈最有钱的那个人。」王凯迪说。

除了前述因素之外,孙宇晨之所以能积累如此巨额财富,还要归因于他的「狠心」。从接近孙宇晨的人士处了解到,波场团队早期成员之间的利益分配长期存在纠纷,孙宇晨在项目早期曾对多名早期重要成员承诺给予波场总发行量数额不等的可观份额,但始终没能兑换,最终成为多名早期成员离开的重要导火索。

不过按照波场前 COO 刘明在那次直播中的说法,他自己来到波场前并没有事先与孙宇晨谈好利益分配问题,导致他根据自认为的贡献找孙宇晨要 5% 份额时遭到拒绝。最终,孙宇晨只向刘明发放了 1000 万个波场币,是所有发行量的万分之一,并且当时只价值 10 多万元,「这种事情他能做出来!」刘明愤愤不平地说。

无论手段如何,波场现在毫无疑问是整个区块链行业拥有可动用资金最多的项目,但孙宇晨看起来如今也不再只是「圈钱」,而是敢于花大笔钱去完善波场的基础设施以及生态体系,即便在这个市场寒冬,波场的动作与声量也未见减少,依然是整个行业「做事」最多的项目之一。

前文提到的 GQ 特稿中还曾提到,「一定要赢」,是孙宇晨的人生信条与核心逻辑。孙宇晨口中的「一定要赢」其实包含财富与事业上的双重成功,两者相辅相成,但前者优先于后者。在实现完全意义上的财富自由之后,孙宇晨会倾向于将其重心转移到事业成功之上,他需要这样来维持自己的形象,「到今天这个地步,就算他不信区块链也只能逼自己相信,然后继续演下去。」王凯迪说。

如今孙宇晨最大的愿望,可能的确是将波场打造为全球最大的区块链去中心化应用操作系统。他曾在一次访谈中表示,「我不愿意成为那种有悲情色彩的英雄,更愿意哪怕背负骂名把事情做成,这是我这些年最大的变化,可能与成为一个英雄相比,我更在意能把事情真正做成。」

但问题是,充裕的资金固然是项目成功的必要条件之一,但团队文化、组织机制、长远战略等因素同样也是,而由孙宇晨占据绝对话语权的波场显然并没有在这几个方面彰显出其领先之处,而单纯通过利益绑定的内外部关系也并非牢不可破,甚至可能会越来越脆弱。

如果想要在公链竞赛中抢得有利位置,并落地实际应用场景,波场未来还有很多紧迫性的功课要做。


作者:龚荃宇;编辑:李曌 查看全部
13896c6b3b305277dad98d8997ac97a6.jpg

波场某场路演时找到大量美女为项目站台宣传,宣传口号相当夸张


波场,可能是区块链行业最具争议性与戏剧性的项目。

在这一年多时间,波场曾被众人视为不折不扣的「空气」项目,白皮书与代码多次被曝抄袭。如今,波场已经被许多人认为是少数「踏实做事」的项目之一;

在这一年多时间,孙宇晨曾多次被传高位套现跑路,甚至九四之后一度不肯退币。如今,随着大价钱收购 BitTorrent 以及连续举办高额奖金的开发者赛事,波场又被许多人认为是「最舍得花钱」的项目之一。

更神奇的是,波场发行的代币期间从发行价 0.01 元最高涨到约 1.87 元(今年 1 月初),市值达到约 1870 亿元,一度跻身「百倍币」之列。

因为以上种种,公众对波场长期以来都持有一种复杂的心态,有鄙夷,有不解,也有钦佩。那么,孙宇晨与他的波场,是如何实现这种形象的改变以及状态的更迭的?波场如今呈现的「繁荣」究竟是强力营销所营造的假象,还是水到渠成的自然现象?

在采访 10 余位接近波场的人士和业内专家,以及查阅、分析大量历史资料后,希望通过本文向大家呈现一个真实的波场「变形记」。


成功的营销策略


伴随着 17 年 ICO 的火爆与野蛮生长,加密货币市场出现一大批投机的传销项目、空气项目,主要特征是技术含量低、缺乏真实应用场景、重度营销且风格粗暴,并且以圈钱为核心目的。

去年 7、8 月问世的波场,恰好与前述特征形成多处对应,具有较高空气项目的嫌疑:它标榜自己将「构建一个全球范围内去中心化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但没有任何技术代码以及创新思路,创始人孙宇晨曾多次被指抄袭、炒作,多次创业乏善可陈……

但这并不妨碍波场 ICO 的火爆。在连续举办十多次线下路演活动后,波场在 17 年 8 月 21 日于币安平台首度开放 ICO,5 亿个波场币 TRX 在 53 秒内以约 0.01 元的价格出售完毕,此后陆续在 RenRenICO、ICO365 等平台上线,均销售火爆。据一位曾深度参与波场项目的人士张曦(化名)透露,波场在这轮 ICO 中共募集约 7000 个比特币,彼时价值约 2 亿元。

此前一两个月,波场已经顺利完成其私募融资,并宣称其私募投资人包括比特大陆 CEO 吴忌寒、FBG 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硕基、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量子链创始人帅初、OFO 创始人戴威等。波场前 COO 刘明在今年 5 月的一次直播中曾提到,波场私募规模近 4000 个比特币,并且以 10 亿元的估值总共融资 6 亿元。

不过张曦告诉我们,「6 亿」这个数据有夸张成分。综合多方面信息来看,波场总融资价值的区间很可能在 3-5 亿元之间。

作为公众眼中的「空气」项目,波场 ICO 之所以能如此成功,一部分要归功于疯狂的市场行情,另一部分则要归功于其创始人孙宇晨「出神入化」的营销能力。

创办波场之前,孙宇晨在互联网行业成名已久,拥有 2011 年亚洲周刊封面人物、2014 年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2015 年福布斯中国 30 位 30 岁以下创业者、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 90 后学员等众多令人眼花缭乱的称号,他还频繁地出现在各大演讲场合以及参加各大媒体节目的访谈,以博取更高的关注度。

擅长营销与包装,以及对名利的异常渴望,是孙宇晨被公认的最大特质。2015 年 8 月,《智族 GQ》特稿《风口上的孙宇晨》的发布将孙宇晨的这些特质彰显无遗。孙宇晨还在该文中说,「PR 在我们这儿就是跳动的心脏,时不时就得蹦跶一下,不蹦就死了。吃相是很难看,但是没办法。」

或许是过于追求个人曝光度以及疏于关注产品,陪我 APP 虽然在 15 年下半年拿到 6000 万元 A 轮融资,但始终没能在市场上引起波澜,长期位居苹果应用市场社交分类 100 名开外,总榜 1500 名开外。

b77596da3fb69899a1cb5de34d9163be.jpg

陪我 APP16 年 4 月-17 年 8 月在苹果应用商店社交分类排名趋势__来源:七麦数据


某种程度上来看,孙宇晨的那套行为方式并不适合互联网行业,但异常适合于早期的区块链行业。由于区块链技术尚不成熟,谈落地与应用都为时过早,技术水平与执行力再强暂时也难有用武之地。在 17 年上半年 ICO 盛行之际,最受市场欢迎的项目往往就是那些团队会讲故事、资源渠道广、营销能力强的项目。

「投资就是看人,我在孙宇晨担任 Ripple 大中华区首席代表时就认识他了,后来看他一直参加各种节目、进入湖畔大学,就觉得孙宇晨个人能力非常强。」波场私募投资人、比特币中国创始人杨林科谈及投资波场的理由时说,「而且他微博有将近 100 万粉丝,这对波场未来的推广有很大帮助。」

波场前 COO 刘明也曾表示,他之所以全力支持孙宇晨做波场这个项目 ,就是因为孙宇晨可以利用自身在币圈以外的强大影响力去扩大币圈的受众基数。

在 17 年国内那群蜂拥而至的 ICO 发起者中,孙宇晨无疑是其中经历最丰富以及名气最大的人之一,其市场营销能力更是公认顶级,对于普通民众的心理需求与倾向有着敏锐感知,这些特质在波场 ICO 以及后续运营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张曦告诉我们,波场长期以来的 PR 策略可以用 「 高举高打」与「低到尘埃」两词来概括。「高举高打」是指将波场营造为高逼格的项目,这首先是将创始人孙宇晨与「 90 后创业领袖」、「 马云门徒」、「全球杰出青年」等标签绑定。

一位与波场有过合作的项目方人士王凯迪(化名)表示,孙宇晨对「 马云首个 90 后门徒」这个称呼特别在意,如果稿件中没用这个称呼,他就会说这个稿件对他的定位不准确,要求改一改。「现在孙宇晨已经很少用这个名号,因为阿里巴巴那边已经警告过他了。」何笛补充说。

其次,波场会经常找到公关公司对接路透社等海外顶级媒体发布软文,再将稿件翻译后传回国内,「散户一看就会觉得这是全球性的高逼格项目。」张曦说。

309dc6b0747b6ac7271ee52c4fa38c31.jpg

11 月波场官方账号翻译的部分海外媒体报道


如上图所示,时至今日波场的海外媒体宣发渠道已经从路透社等海外顶级媒体扩散至俄罗斯、韩国等地区性主流媒体,并且保持每周至少一篇文章以及一家新媒体的频率,营造全球各地都在关注波场的氛围。

在国内,波场的宣发渠道更加广阔,从主流财经媒体到草根自媒体,大多都曾为波场发布过新闻报道,内容多在极力彰显波场的人才与技术实力。据了解,波场还专门孵化过多个区块链自媒体。

「低到尘埃」则主要指创始人孙宇晨经常「低下身段」与用户接触交流,强力打造孙宇晨的个人 IP。据观察,波场大部分新闻信息都是首先通过孙宇晨个人微博、推特等社交媒体发出,波场官方账号仅转发分享。在波场官网最下方,孙宇晨的个人微博、Twitter、Facebook 等账号也都全部列出,并且其关注者数量都高于波场官方账号,这在所有项目官网中都极其罕见。

从孙宇晨的个人微博可见,他平均每天发布至少 5 条信息,大部分都是分享项目动态以及评论市场走向,偶尔也会「蹭」热点,譬如模仿胡海泉在陈一凡吸毒事发后的感叹体、评论基因编辑事件,总体呈诙谐幽默、接地气的形象。

在波场的微信公众号,用户甚至可以直接在菜单栏找到孙宇晨的个人微信二维码,并在 1 天内通过申请加为好友,其朋友圈经常发布波场动态以及市场评论。对此,张曦告诉我们,孙宇晨的微博等各大社交媒体动态都并非孙宇晨本人发布,波场设有专门的文案经理进行编辑与打理,那些微信号也是由专人同步孙宇晨本人朋友圈信息。

孙宇晨还非常热衷于通过直播与用户进行沟通,17 年 8 月的 ICO 阶段他至少在微博一直播平台进行了 12 次直播,月底 ICO 那几天几乎每天都会直播。此后,孙宇晨仍然保持每月至少 1-2 次的频率,在波场重要节点时与用户进行交流。

「除了 V 神,还有哪几个项目创始人敢这么出来摇旗呐喊?」朝财猫创始人 Jeffery 表示,他正是基于孙宇晨这种「讨喜」的 PR 策略在二级市场投资了波场币。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孙宇晨每次直播点击人数都显示在 500 万-2000 万之间,但评论量普遍都在 1000 左右,两者比例远低于正常比例,且孙宇晨微博粉丝至今仍只有 106 万。据从多处信源了解,孙宇晨的直播人数大部分都是由第三方团队刷出来的,真实在线人数最多也就一两千人。

事实上,波场在微博、推特以及公众号等各大渠道都具有明显的造假痕迹,文章评论数与转发数的水分大概率不低于 7 成。

f153ccd67bd676e0650030eacee965e7.jpg

波场官方公众号留言区可疑留言:留言点赞数类似,大多非常规账户名、内容均无意义

7ab83f755632295ac9181ddd73d10bef.jpg

孙宇晨微博可疑的转发内容:转发时间过于规律,账户名杂乱无意义


虽然直播以及其他社交媒体真实覆盖面并不大,但张曦仍然认为意义重大。「大部分散户其实不关心你做什么项目,技术指标如何,他们只关心价格与涨幅,社交媒体主要起到形式上的作用:当波场价格逐步上升的时候,孙宇晨的频繁发声及其漂亮的数据对散户就是最好的「春药」。」张曦说。

但这些虚假的数据显然不会令孙宇晨感到满意,毕竟他对被关注与被讨论的渴望超过绝大多数创业者,波场也需要源源不断的新流量。「我衡量一件事是否要做,热不热闹很重要,一定要有人搭理我,哪怕是骂我呢?」他曾在那篇热传的 GQ 特稿中如是说。

孙宇晨多次在推特点评以太坊并艾特 V 神、双方多次论战可能就出于此因,常规的项目进展根本没法引起大范围关注,只有这类「非常规」内容才能在社交媒体走红。前几周,孙宇晨甚至还宣布邀请到著名篮球运动员科比参加明年年初的波场会议。更早时候,市场上还多次盛传波场将与阿里、百度、Twitter 等互联网巨头进行合作,但全都没有下文。

而最近几个月,波场正在极力为自己塑造「做实事」项目的形象。

寒冬之下,众多区块链项目进入「冬眠」状态,进展寥寥。在这样的背景下,波场不仅继续保持稳定的对外发声,譬如每周都会宣布波场上了某个新交易所、与某项目达成合作、被某海外媒体报道、在某国举办线下 Meetup 等,同时其主网交易笔数与地址屡创新高以及 DApp 数量迅速增长的新闻也屡见报道,例如《曾经槽点满满,但波场真的在做事》。

如今来看,波场的营销策略无疑是相当成功的,不仅将很多人对波场的印象从「空气」项目转变为少数「做实事」的项目,还成为了大量区块链项目的「榜样」,许多其他项目用户都会在社区建议项目方学习波场的营销策略。

不过在波场极力塑造的形象之下,波场的技术与生态真的如同宣传那般领先与优异吗?


「重注 」技术与生态


谈及波场技术,抄袭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18 年 1 月初,Protocol Labs 创始人 Juan Benet 发推称,波场英文版白皮书至少有 9 页是从 IPFS 或 Filecoin 的文件中拷贝出来的;4 月,以太坊创始人则在转推中以「Ctrl+C 和 Ctrl+V」暗讽波场白皮书抄袭;6 月,DAR 的研究人员在波场 Tron codebase 中发现了多个从其他项目复制的代码实例。波场的抄袭,几乎成为行业众所周知的事情。

孙宇晨也曾在访谈中间接承认并回应了这个问题,「我认为商业社会本质上比的还是执行力和是否能真正把一件事情 deliver 出来。」他说,「做出来,我觉得才是最重要的。某种程度上来说,争论这个想法本身是谁的,其实没有意义。」

Jeffery 也认为,这个行业本身就是开源的,关键是谁能把这些技术落地,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的人认识,以及吸引更多人才一起完成一个共同的事业,这未尝不是一种策略。

由于行业本身乱象频发,以及波场出色的 PR 策略,抄袭时间并没有对波场产生实质性影响,而波场对技术的投入也的确在逐步增大。

从 17 年 10 月开始,波场陆续从各大主流互联网公司挖来大批技术高管,第一位就是目前担任波场 CTO 的陈志强,他此前曾在网易、腾讯、360 任职,并担任过阿里巴巴大数据专家(通稿称职级为 P8)。12 月,波场再度从阿里挖来一名大将——原阿里巴巴数据挖掘专家赵宏,目前为波场公链技术负责人。

今年年初,波场又陆续从百度、美团、京东等互联网公司挖来多名高级工程师,至今技术人员已在百人之上。无论是技术高管背景,还是技术人员规模,波场都堪称区块链行业中最豪华的项目之一。

同时,波场的长期目标也悄悄从「构建全球范围内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转变为「构建全球最大的区块链去中心化应用操作系统」,试图吸引更多第三方开发人员在波场主链开发 DApp 应用。

e73053817144dafb877bebddf9d46574.jpg

波场与以太坊等项目在 GitHub 提交代码次数对比图;来源:Tripio 提供


由上图可见,波场今年 3 月份后在 GitHub 上提交代码的次数显著提升,始终高于以太坊数倍,直至 11 月。而根据 TokenInsight 指数 12 月 7 日数据,波场最近 3 个月总共在 GitHub 提交 853 次代码,在所有区块链项目中排第 9 名。

随着今年 6 月底波场主网上线以及后续多次优化,波场主网现已运行 5 个多月。从主网表现来看,波场目前还未被曝光过出现重大漏洞,相比之下以太坊与 EOS 智能合约被曝光的漏洞相对较多;波场还声称主网 TPS 最高可达到 2000,区块浏览器显示当前 TPS 峰值为 748,远高于以太坊但低于 EOS 的 3996;波场主网交易手续费与 EOS 同样为零,以太坊仍需要一定手续费;根据 DappRadar 数据,波场 DApp 数量约 20 个(以游戏类 DApp 为主),远低于 EOS 的 197 个与以太坊的 1265 个,后两者 DApp 的使用人数也是数倍于波场。

由上述信息可见,波场主网整体运行较稳定,并较以太坊与 EOS 存在一定优势,但 DApp 开发者数量与用户数量均远低于以太坊与 EOS。这可能与波场主网推进较慢、基础设施不完善有关,也有可能与波场在开发者群体中长期负面印象有关。

虽然波场凭借「出神入化」的 PR 策略赢得大量普通用户的青睐,但其善于炒作与抄袭的特质在区块链行业资深人士中已深入人心,尤其是技术开发者群体,这种固有印象通常是很难被消除的。在向多位区块链技术专家询问其对波场技术的看法时,他们几乎都表示未对波场技术及代码有过研究,无法评论。

一名知名投资机构负责人唐斌华(化名)则告诉我们,他们这个圈子几乎不会讨论到波场这个项目,因为一直觉得它就是个空气项目,也不太认可它的宣传方式,「论技术,比它技术好的项目有很多论落地,比它落地程度高的项目也有不少,所以我们不会把波场纳入研究与投资范围。」

但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下,波场主网的交易笔数与地址持续创造新高,根据波场区块浏览器的数据,其交易数于 12 月 1 日达到 239 万笔,四倍于以太坊交易数。但据了解与观察,尽管近期波场 DApp 的发力以及空投增多的确为波场贡献了大量交易数,但这个庞大的数据仍存在多个可疑之处。

首先,波场主网地址增长速度与交易笔数增长速度并不匹配,前者远低于后者。由图可见,波场主网交易笔数从 10 月中旬开始大涨,至今最高达到 10 倍涨幅,但同期波场主网地址增长缓慢,从 10 中旬至今只上涨约 40%,两者的差距难有合理解释。

470f1618776e6da7649f5b33ebe4f6d4.jpg

波场主网地址增长图表

2c3706e8384f3e193d68ecd9d29b70b8.jpg

波场主网交易笔数图表


其次,波场主网交易转账记录存在诸多疑点,包括多个地址频繁相互转账、小额转账频繁出现,具体可见以下截取的部分具有典型性的截图:

0f180897cd62984be037da2ab0e76a07.jpg

11 月 29 日 17:04 左右_转账信息 来源:tronscan.org

faf65168dbb7d95a78987babe0f19a6e.jpg

11 月 29 日 15:55 左右转账信息 来源:tronscan.org

36d757e0edc1a3a18afc60bc25039f4b.jpg

11 月 15 日 11:20 左右_转账信息 来源:tronscan.org


从以上转账交易信息可见,最近几周波场主网上有许多地址在来回转账,且都在短时内完成。但无论是个人转账交易,还是 DApp 智能合约产生的自动交易,都无法解释为什么会短时间内出现如此频繁的相互转账、循环转账,「这很有可能是波场自己开发的自动转账程序产生的。」一名公链开发人员祝楠(化名)告诉我们。

考虑到波场转账交易无需手续费,以及孙宇晨对炒作的需求与掌握,这个猜测具有相当的可信度。「中国人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把所有有评判标准的潜规则读得非常明白,然后会让自己所做的事情非常符合标准和规则。」王凯迪认为,只要大家都看重主网交易量以及代码更新次数,波场就会通过各种手段提升自己的数值。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波场目前的公链及 DApp 生态建设力度在所有公链中可以排进前五。据观察,波场几乎是举办各类开发大赛频次最高、奖励最丰厚的区块链项目。根据波场今年 4 月初发布的信息,该项目启动了包含一系列活动的 TronPG 20 亿美金奖励计划,具体包括:

4 月初,波场宣布举办首届编程大赛,激励开发者开发适配于波场 TRON 主网的冷钱包、热钱包、区块浏览器,总奖金池为 100 万美元;

4 月底,波场宣布开启波场 TRON 创业者基金计划,只要团队开发的 TRON 生态产品本身达到 DEMO 级别或者更高并通过审核,波场将给予单个项目 10 万美金额度的借款支持。在还款方式上,项目方可在 18 个月内无息偿还债务或者在融资后转为股权,若项目创业失败则不予追究;

6 月中旬,波场宣布启动 2 万美金「奖励金」计划,为适配于波场 TRON 优秀钱包和区块浏览器的项目发放 2 万美金奖金;

11 月 29 日,波场宣布成立区块链游戏基金,称将在未来 3 年内投入 1 亿美金在全球范围内打造区块链游戏生态;

12 月 1 日,波场宣布启动百万美元加速计划,激励开发者在波场开发并提交 DApp 作品,一等奖作品可获 20 万美元奖励,总奖金池为 100 万美元;

12 月 5 日 ,波场宣布启动生态共建者计划,支持波场 DApp 开发者申请资金、技术支持、社区导流等资源,完成特定任务的 DApp 可以获得奖励。

除了直接发放了大量奖金,波场在最近一年还对投资了多个区块链项目。根据网络公开信息统计,孙宇晨或者波场至少对 Tripio、Global Social Chain、DACC、Game.com 等 5 个以上项目进行了投资。

其中,Tripio 技术合伙人 JQ 告诉我们,他们近期会考虑将波场作为跨平台部署 Tripio 协议的第一站,开发出 Tripio 协议的波场版本,「除了因为波场比较有影响力以外,还因为波场对以太坊语言的兼容度很高,对我们而言投入产出比会比较合理。」

至于合作方就更多了。最近 1-2 个月,波场至少与 NeoWorld、DappRadar、dapdap.io、Cocos-BCX、SpiderStore、Blockchain Cuties 等 15 个以上项目达成合作,其中主要是游戏类项目与 DApp 平台类项目,与波场近期强力打造游戏类 DApp 的方向相吻合。

通过大规模的奖励、投资以及缔结合作,波场正在通过利益关系打造一个规模可观的「朋友圈」,共同为完善波场主网的基础设施、DApp 应用贡献力量,以及推动波场 DApp 获得更多受众、走向落地。


巨额财富的来源


至此,一个贯穿全文的线索已经跃然纸上:波场资金实力非常雄厚。

无论是大规模投放软文、大量从互联网巨头挖人,还是连续举办高额奖金赛事、多次对外投资,都需要大笔大笔的资金,今年 6 月波场甚至还花了 1.4 亿美元收购了 P2P 下载软件 BitTorrent。在去年九四事件中将所有 ICO 资金「吐」回去后,为什么波场还会这么有钱?为什么即便市值更高的项目也没有波场这么「壕」?

概括来说,就是孙宇晨对财富与成功的强烈渴望在出色的营销策略与疯狂的市场行情之下,促使他完成了巨额的财富积累,其中有「个人奋斗」的因素,但更多的属于「历史进程」的因素。

正如绝大多数 ICO 项目,孙宇晨创办波场的主要目的很大可能是「圈钱」。波场前 COO 刘明就在 5 月的直播中提到,孙宇晨在波场早期根本不相信比特币、去中心化,私募完成后立即把比特币换成了法币。随后刘明还在朋友圈表示,孙宇晨当时甚至希望直接接受人民币投资,但被他力劝而作罢。

九四事件之后,孙宇晨更是一度因为坚决不退币的强硬态度而引起大量关注。波场 ICO 原定于 17 年 9 月 9 日,但 8 月底市场流传出监管将至的信息后,孙宇晨立即加快了 ICO 进度,最终于 9 月 3 日在微博宣布 ICO 完成,「孙宇晨甚至还计划赶在文件出台以前上中币网开交易,但最后 4 号中午中币网那边告诉孙宇晨他们人已经在金融局,然后就作罢了。」张曦说。

这个说法在刘明的微博中得到部分印证。正如下图,刘明在微博回复一名网友称,「他(孙宇晨)不肯退,还坚持说今天能上国内交易所,我也是服了,看今天谁敢上。」张曦还告诉我们,孙宇晨在得知无法上币以及文件出台的消息后,当即飞去了韩国。

4861c690d9fd3b17fc3e45f8269ed223.jpg

刘明微博去年 9 月对孙宇晨不肯退币的评论


种种迹象之下,孙宇晨不甘心放弃这笔上亿元巨款的心理状态可见一斑。但最终,在刘明、何一等合作伙伴的施压下,孙宇晨接受了退币并将 ICO 募得的上万比特币返还给投资人。不过,孙宇晨没有料到,这次巨大「损失」反而为他后来赢得更多财富埋下了伏笔。

根据波场白皮书,波场总共发行 1000 亿个波场币,其中 40% 公开发售,15% 私募发售,35% 由波场基金会所有并用于生态建设,10% 用于支付早期支持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即前文提到的陪我 APP 运营主体。

我们从多处信源了解到,波场基金会所持 35% 波场币始终由孙宇晨个人掌控,陪我科技所拥有的 10% 也全部由孙宇晨掌控。去年 9 月波场退币通道开启后,绝大部分 ICO 与私募投资人都选择了退币,而这些退回的波场币也全部在孙宇晨手中。由此,波场币所有发行量中有 90% 以上都由孙宇晨个人控制,形成高度控盘之势。

虽然波场没能在 9 月 4 日当天登陆中币网,且当时整个行业风声鹤唳,但孙宇晨仍然没有放弃尽快登陆交易所的想法。毕竟对孙宇晨而言,上交易所意味着他手中的大量波场币将可以变现。

我们在 Coinmarketcap 网站发现,波场币的交易最早在去年 9 月 13 日即纳入该网站的统计范围。根据了解的信息,波场当时登陆于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EtherDelta。10 月底,波场正式登陆币安平台。

根据 Coinmarketcap 的数据,波场自去年 9 月初到 11 月底,波场币的价格一直在 0.01-0.02 元的范围内小幅波动,但日交易量已从早期的 50-150 万元上升至 2000-4000 万元。

此后,伴随着整个市场行情的疯狂上涨,波场币的价格与日交易量也迎来双双大涨,价格于 1 月 5 日达到峰值 1.87 元,总发行市值达到 1870 亿元,日交易量达到 343 亿元。至此,波场币成为「百倍币」中的一员。

在这次大涨中,收获最大的人当属拥有 90% 以上波场币的孙宇晨。据了解,孙宇晨在波场币登陆交易所后就一直在逐渐出售手中的币,特别是在登陆币安之后。刘明也在直播中提到,孙宇晨曾用多名波场员工的身份在币安交易平台开办账户,将掌握的波场币充入账户卖掉套现。

「孙宇晨的命太好了。」张曦在采访中多次感叹道。

孙宇晨在那次牛市中究竟套现了多少现金,暂时无从得知。但从接近孙宇晨的人士口中得知,孙宇晨在今年 11 月初掌握的所有资产价值约有 100 多亿元,其中以法币为主,但不确定是否包含属于基金会、已锁定的约 34% 波场币份额。「从真金白银来说,我觉得孙宇晨大概率就是币圈最有钱的那个人。」王凯迪说。

除了前述因素之外,孙宇晨之所以能积累如此巨额财富,还要归因于他的「狠心」。从接近孙宇晨的人士处了解到,波场团队早期成员之间的利益分配长期存在纠纷,孙宇晨在项目早期曾对多名早期重要成员承诺给予波场总发行量数额不等的可观份额,但始终没能兑换,最终成为多名早期成员离开的重要导火索。

不过按照波场前 COO 刘明在那次直播中的说法,他自己来到波场前并没有事先与孙宇晨谈好利益分配问题,导致他根据自认为的贡献找孙宇晨要 5% 份额时遭到拒绝。最终,孙宇晨只向刘明发放了 1000 万个波场币,是所有发行量的万分之一,并且当时只价值 10 多万元,「这种事情他能做出来!」刘明愤愤不平地说。

无论手段如何,波场现在毫无疑问是整个区块链行业拥有可动用资金最多的项目,但孙宇晨看起来如今也不再只是「圈钱」,而是敢于花大笔钱去完善波场的基础设施以及生态体系,即便在这个市场寒冬,波场的动作与声量也未见减少,依然是整个行业「做事」最多的项目之一。

前文提到的 GQ 特稿中还曾提到,「一定要赢」,是孙宇晨的人生信条与核心逻辑。孙宇晨口中的「一定要赢」其实包含财富与事业上的双重成功,两者相辅相成,但前者优先于后者。在实现完全意义上的财富自由之后,孙宇晨会倾向于将其重心转移到事业成功之上,他需要这样来维持自己的形象,「到今天这个地步,就算他不信区块链也只能逼自己相信,然后继续演下去。」王凯迪说。

如今孙宇晨最大的愿望,可能的确是将波场打造为全球最大的区块链去中心化应用操作系统。他曾在一次访谈中表示,「我不愿意成为那种有悲情色彩的英雄,更愿意哪怕背负骂名把事情做成,这是我这些年最大的变化,可能与成为一个英雄相比,我更在意能把事情真正做成。」

但问题是,充裕的资金固然是项目成功的必要条件之一,但团队文化、组织机制、长远战略等因素同样也是,而由孙宇晨占据绝对话语权的波场显然并没有在这几个方面彰显出其领先之处,而单纯通过利益绑定的内外部关系也并非牢不可破,甚至可能会越来越脆弱。

如果想要在公链竞赛中抢得有利位置,并落地实际应用场景,波场未来还有很多紧迫性的功课要做。


作者:龚荃宇;编辑:李曌

福布斯:Diss 加密货币的人,终将被时代抛弃

观点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很多人仍不了解加密货币背后的密码学技术,他们常被自己所说过的话否决,却又将责任归咎到加密货币身上。

就像瑞银全球首席经济学家 Paul Donovan,他之前曾说过:「我是来埋葬比特币的」,「每个经济学家都知道作为价值储备的货币的特征之一就是供需平衡,而对于加密货币而言,我们没有办法在需求下降的时候通过控制供应量的方式来平衡供需。」

根据他的这一说法,2008 年次贷危机发生的时候有更多的货币就能解决问题吗?这是没有数学依据的。

在 2008 年,为了应对这场危机,美国政府在挽救银行的同时,美联储迅速推出了一系列的紧急贷款和量化宽松政策,他们印刷了数万亿美元以应对需求。

量化宽松是一种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其操作是由一国的货币管理机构(通常是中央银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以提高实体经济环境中的货币供应量,相当于间接增印钞票。

但是要知道,大肆增印钞票,长此以往,到处是货币,到处是金融,却看不到实体经济的快速增长、失业率的显著下降和收入分配的有效改善。

现实世界中的问题并非只有一个解决方案,货币只是其中之一,加密货币或许也能做到。

美联储目前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对经济实况的获取效率太低,它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来处理报告,这些子报告汇编成「财务稳定性报告」,再根据这份报告制定委员会的决策。

这个过程可能需要花费数月的时间,因此决策的落实缺乏时效性。这也是 2008 年次贷危机长期存在的原因,是传统货币所遗留的问题。

在传统货币显现出诸多缺陷的今日,一个更为完美的替代方案是有必要考虑的。


加密货币与金融危机


而加密货币与之相较则显现出一些优势,它整个系统的完整数据都长期保存,供系统内的人随时检查,区块链的分析可以立即进行,不存在延迟。

此外,加密货币可以分割成非常小的单位,比如比特币的最小单位是 satoshi (聪),一个比特币等于 1 亿聪,根据这个逻辑,一共有 2,100,000,000,000,000 聪。

而且和瑞波、波场等加密货币一样,比特币的数量其实也是可以被改变的,如果矿工和节点之间达成共识,未来可能会看到数量更多的比特币。

加密货币圈为它的用户提供了一个可以解决现存问题的方案,在这个应用环境中,里面的「币」是一个可以被各种应用程序访问的容器。

《货币战争》作者 James Rickards 在他的新书《通往毁灭之路》中表示:金融危机将不可避免,并且规模和破坏性都将远超 2008 年那场。

通过梳理人类社会中金融危机的历史,可以发现,无论金融危机有多少样式,背后都和过度举债有关;无论是政府、银行还是企业,都容易在经济繁荣时期高估自身的债务承受能力,而低估举债造成的系统风险。

有了 2008 年的前车之鉴,我们需要对可以预见的问题做出防范措施。

在分布式记账原则的情况下,可以为金融衍生品建立追溯机制,发挥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功能。这样就可以及时被信用恶化做出反应,切断后续可能发生的连锁反应。


Diss 加密货币的人或将被时代抛弃


像 Paul Donovan 这样的反对加密货币的经济学家不在少数,他们花费了几年的时间来证明他们的观点,但是在他们试图说服普通投资者来信任他们的观点的时候,忽略了传统货币系统的缺陷。大多数投资者也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发展还处在非常初期的阶段,如果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实现大规模落地,那么,现在 Diss 区块链、忽视加密货币的人都会被时代抛弃。

人类的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就像 1999 年爆发的互联网大潮。


来源:福布斯
作者:Jefferson Nunn 查看全部
crypto.jpg

很多人仍不了解加密货币背后的密码学技术,他们常被自己所说过的话否决,却又将责任归咎到加密货币身上。

就像瑞银全球首席经济学家 Paul Donovan,他之前曾说过:「我是来埋葬比特币的」,「每个经济学家都知道作为价值储备的货币的特征之一就是供需平衡,而对于加密货币而言,我们没有办法在需求下降的时候通过控制供应量的方式来平衡供需。」

根据他的这一说法,2008 年次贷危机发生的时候有更多的货币就能解决问题吗?这是没有数学依据的。

在 2008 年,为了应对这场危机,美国政府在挽救银行的同时,美联储迅速推出了一系列的紧急贷款和量化宽松政策,他们印刷了数万亿美元以应对需求。

量化宽松是一种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其操作是由一国的货币管理机构(通常是中央银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以提高实体经济环境中的货币供应量,相当于间接增印钞票。

但是要知道,大肆增印钞票,长此以往,到处是货币,到处是金融,却看不到实体经济的快速增长、失业率的显著下降和收入分配的有效改善。

现实世界中的问题并非只有一个解决方案,货币只是其中之一,加密货币或许也能做到。

美联储目前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对经济实况的获取效率太低,它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来处理报告,这些子报告汇编成「财务稳定性报告」,再根据这份报告制定委员会的决策。

这个过程可能需要花费数月的时间,因此决策的落实缺乏时效性。这也是 2008 年次贷危机长期存在的原因,是传统货币所遗留的问题。

在传统货币显现出诸多缺陷的今日,一个更为完美的替代方案是有必要考虑的。


加密货币与金融危机


而加密货币与之相较则显现出一些优势,它整个系统的完整数据都长期保存,供系统内的人随时检查,区块链的分析可以立即进行,不存在延迟。

此外,加密货币可以分割成非常小的单位,比如比特币的最小单位是 satoshi (聪),一个比特币等于 1 亿聪,根据这个逻辑,一共有 2,100,000,000,000,000 聪。

而且和瑞波、波场等加密货币一样,比特币的数量其实也是可以被改变的,如果矿工和节点之间达成共识,未来可能会看到数量更多的比特币。

加密货币圈为它的用户提供了一个可以解决现存问题的方案,在这个应用环境中,里面的「币」是一个可以被各种应用程序访问的容器。

《货币战争》作者 James Rickards 在他的新书《通往毁灭之路》中表示:金融危机将不可避免,并且规模和破坏性都将远超 2008 年那场。

通过梳理人类社会中金融危机的历史,可以发现,无论金融危机有多少样式,背后都和过度举债有关;无论是政府、银行还是企业,都容易在经济繁荣时期高估自身的债务承受能力,而低估举债造成的系统风险。

有了 2008 年的前车之鉴,我们需要对可以预见的问题做出防范措施。

在分布式记账原则的情况下,可以为金融衍生品建立追溯机制,发挥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功能。这样就可以及时被信用恶化做出反应,切断后续可能发生的连锁反应。


Diss 加密货币的人或将被时代抛弃


像 Paul Donovan 这样的反对加密货币的经济学家不在少数,他们花费了几年的时间来证明他们的观点,但是在他们试图说服普通投资者来信任他们的观点的时候,忽略了传统货币系统的缺陷。大多数投资者也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发展还处在非常初期的阶段,如果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实现大规模落地,那么,现在 Diss 区块链、忽视加密货币的人都会被时代抛弃。

人类的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就像 1999 年爆发的互联网大潮。


来源:福布斯
作者:Jefferson Nunn

委内瑞拉肯德基将接受Dash支付

资讯chainb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委内瑞拉肯德基将于本周开始接受使用加密货币Dash进行付款。目前在委内瑞拉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快餐连锁店接受加密货币支付,其中包括赛百味和Papa John's披萨连锁店。

据福布斯报道,肯德基最初将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门店推出该计划,然后扩展到全国其他24个省市。

Dash Merchant Venezuela和Dash Text的联合创始人Alejandro Echeverría在过去的三个月中一直在与肯德基进行合作,促进在委内瑞拉这个社会主义南美国家更广泛地采用Dash。

Echeverria表示,目前委内瑞拉已有2,445个商家开始接受Dash支付。


“Dash支付正迅速扩张”


Echeverría表示:“在委内瑞拉,Dash支付正在迅速发展和扩张,首先只是食品卡车和小型家庭企业开始采用Dash付款,现在我们正在吸引更多成熟企业。”

据CCN报道,Echeverria于2018年11月推出了Dash Text,这是一种基于SMS的加密货币交易服务,不需要智能手机或互联网。

这样的服务在贫困的委内瑞拉尤其有用,委内瑞拉60%的人口没有智能手机,难以接触到互联网。

    大新闻!KFC即将加入委内瑞拉2440家接受Dash支付的商家!@Dashpay将继续作为领先的加密货币支付和电子商务为大家提供服务!届时,有了安全和用户友好的Dash,日常支付将变得简单!

    - Mark Mason(@StayDashy)2018年12月7日


Dash Merchant Venezuela组织目前也正在推进委内瑞拉的加密货币采用,因为恶性通货膨胀已经摧毁了近乎毫无价值的玻利瓦尔。

随着该国石油产量继续大幅下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委内瑞拉的年度通货膨胀率将很快升至惊人的1,000,000%。


Dash计划到2019年扩张至10,000个商户


Dash Merchant的Alejandro Echeverria希望加密货币可以成为一种常见的支付方式和价值储存数段。Echeverría希望在2019年可以将Dash支付扩展至10,000名商家。

CCN于2018年8月报道,由于委内瑞拉对Dash的采用越来越广泛,该代币价格飙升了20%。据报道,相比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委内瑞拉人更喜欢Dash,因为其交易确认时间相对较快。

虽然比特币平均每笔交易仅需要10分钟,但在高峰期可能需要长达一个小时。相比之下,由于masternode网络允许提供即时发送服务,因此Dash交易平均只需要两分半钟。


肯德基的“比特币桶”产品在一小时内售罄


一段时间以来,肯德基一直在接受加密货币支付。

2018年1月,加拿大肯德基推出了比特币桶,客户可以用比特币购买一桶鸡肉。

比特币桶包括10块炸鸡、华夫饼干、肉汁和两个蘸料,提供后一小时内全部售罄。

肯德基在推特上开玩笑说:

    “加拿大肯德基推出了比特币桶。当然,我们并不确切地知道比特币是什么,或者它们是如何工作的,但这并不能阻挡你对吮指原味鸡的热爱。”



原文:KFC Venezuela Accepts Dash Cryptocurrency, Joining Subway and Papa John’s
来源:ccn.com
作者:Samantha Chang
编译:Miracle Zhang 查看全部
kfc-venezeula-dash-cryptocurrency-760x400.jpg

委内瑞拉肯德基将于本周开始接受使用加密货币Dash进行付款。目前在委内瑞拉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快餐连锁店接受加密货币支付,其中包括赛百味和Papa John's披萨连锁店。

据福布斯报道,肯德基最初将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门店推出该计划,然后扩展到全国其他24个省市。

Dash Merchant Venezuela和Dash Text的联合创始人Alejandro Echeverría在过去的三个月中一直在与肯德基进行合作,促进在委内瑞拉这个社会主义南美国家更广泛地采用Dash。

Echeverria表示,目前委内瑞拉已有2,445个商家开始接受Dash支付。


“Dash支付正迅速扩张”


Echeverría表示:“在委内瑞拉,Dash支付正在迅速发展和扩张,首先只是食品卡车和小型家庭企业开始采用Dash付款,现在我们正在吸引更多成熟企业。”

据CCN报道,Echeverria于2018年11月推出了Dash Text,这是一种基于SMS的加密货币交易服务,不需要智能手机或互联网。

这样的服务在贫困的委内瑞拉尤其有用,委内瑞拉60%的人口没有智能手机,难以接触到互联网。


    大新闻!KFC即将加入委内瑞拉2440家接受Dash支付的商家!@Dashpay将继续作为领先的加密货币支付和电子商务为大家提供服务!届时,有了安全和用户友好的Dash,日常支付将变得简单!

    - Mark Mason(@StayDashy)2018年12月7日



Dash Merchant Venezuela组织目前也正在推进委内瑞拉的加密货币采用,因为恶性通货膨胀已经摧毁了近乎毫无价值的玻利瓦尔。

随着该国石油产量继续大幅下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委内瑞拉的年度通货膨胀率将很快升至惊人的1,000,000%。


Dash计划到2019年扩张至10,000个商户


Dash Merchant的Alejandro Echeverria希望加密货币可以成为一种常见的支付方式和价值储存数段。Echeverría希望在2019年可以将Dash支付扩展至10,000名商家。

CCN于2018年8月报道,由于委内瑞拉对Dash的采用越来越广泛,该代币价格飙升了20%。据报道,相比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委内瑞拉人更喜欢Dash,因为其交易确认时间相对较快。

虽然比特币平均每笔交易仅需要10分钟,但在高峰期可能需要长达一个小时。相比之下,由于masternode网络允许提供即时发送服务,因此Dash交易平均只需要两分半钟。


肯德基的“比特币桶”产品在一小时内售罄


一段时间以来,肯德基一直在接受加密货币支付。

2018年1月,加拿大肯德基推出了比特币桶,客户可以用比特币购买一桶鸡肉。

比特币桶包括10块炸鸡、华夫饼干、肉汁和两个蘸料,提供后一小时内全部售罄。

肯德基在推特上开玩笑说:


    “加拿大肯德基推出了比特币桶。当然,我们并不确切地知道比特币是什么,或者它们是如何工作的,但这并不能阻挡你对吮指原味鸡的热爱。”




原文:KFC Venezuela Accepts Dash Cryptocurrency, Joining Subway and Papa John’s
来源:ccn.com
作者:Samantha Chang
编译:Miracle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