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

币安

币安、火币,有护城河吗?

观点huoxing 发表了文章 • 6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如果问你,目前加密资产领域,市场最大的需求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交易”。这不接受任何反驳。既然交-易是最大的需求,是刚需,也是所有市场活力的起点和终点。

那么,“交易所”在这个领域,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但凡有点野心的,不参与下交-易所这档子事儿,就不好意思出来摆谱。

同样的,在2017年,2018年,都出现了一夜之间冒出无数家交易所的情况,千所大战,盛况空间。每隔一段时间,市场的从业者都会突然反省:原来交-易所还是最赚钱的行当,做交-易所也不是不能成,然后开“干”。

行情,尤其熊市的行情,是验金石,可以检测出人心人性,也能检测出团队的格局和战斗力。同样的,在牛市的时候,说的再好都没用,都赚钱都有钱的时候,谁都不屑于当个坏人;只有在熊市的时候,你看他骂不骂娘才能去评价一个人和团队的秉性。

之前,我约了几个行业里的好朋友头脑风暴,其中一位朋友的话,我记忆深刻,他认为做交易所,任何时候都是一件正确的事情。这位朋友现在沉迷于瑜伽,佛家,这计划可谓是顿悟之后的肺腑之言。那么,沿着这个话,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交-易所这么重要:那交易所这个事,能不能建立护城河呢?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于,有的领域,你发现其实是很难建立护城河的,这跟行业本身的特性有巨大的关系,不是努不努力的问题。那这样的领域,做起来就会很累,很没安全感,即便你有幸把头部的竞争对手干掉了,你也会时刻提防着自己哪天突然被别的对手干掉。

为了更好的分析这个问题,我把事物再聚焦一点,变成:币安、火币,有没有护城河?我申明一下:这两家企业,都是我个人很认可的企业,将其作为分析对象,纯粹是因为他们跻身一线,作为分析对象会更具象,更好理解。

分析一个企业的护城河,我采用了世界顶级评级机构晨星公司的一个框架来展开。在这个框架里,晨星把无形资产、转换成本、网络效应、成本优势、规模效应作为护城河的五个表现,可以作为我们理解商业护城河的重要参考。

下面,我就将根据这五个表现,来系统的分析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是如何运行的。


一、无形资产

无形资产的护城河表现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政府授权、专利技术、品牌。这三个主要的点,在外在表现上虽然大不相同,但在最终呈现的效果上,都体现为:让自身在市场上拥有与众不同的地位。

1、政府授权。简单来说,最普遍的体现就是“牌照”,或者特许经营。比如能源、银行、电信等行业很常见。那么,在加密资产交-易所这块,我们看到币安和火币都不约而同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从目前可查证的信息来看,币安获得了泽西、新加坡、乌干达 (美国)牌照;火币拿到了美(地区)、日、韩三国牌照。而后进者里,ZT在牌照布局上走的也很快,目前已经取得欧盟成员国爱沙尼亚以及马来西亚牌照。当然,ZG这块最重要的牌照,至今没有推出,也就没人拿到,但可以想见的是,这将是大玩家必将争取的最重要的一块牌照。

在加密资产交-易所领域,虽然去中心化交-易所炒的火热,但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随着各国监管的加码,牌照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竞争性优势。

2、品牌。上周末,有一位做交-易所的朋友找我聊天,咨询我在运营和市场方面的一些建议。实话说,我没有做过交-易所,在实际的运营方面可能给不了很落地可执行的建议。但是我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认为用户对于交-易所,最看重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体验流畅、24小时客服响应、安全。

很显然,这并不符合我作为一个加密资产投资者的诉求。我的答案:赚钱效应。这个问题跟品牌怎么联系起来呢?品牌,是我们要给用户传达的一个灵魂,说人话,就是你得给自己贴一个具有竞争优势的“标签”。

你区别于竞争对手的亮点。而这个标签肯定不是随便贴的,一定是和这个行业的本质密切相关,才能最终达成建立竞争优势的目的。比如,加密资产交-易所,你不能像奢侈品一样,给自己贴一个“纯手工打造”的高级标签,你也不能像潮牌一样给自己贴一个“时尚前卫”的标签。

加密资产交易所,对于注册用户来说,本质是交易获利,那么“赚钱效应”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诸如安全、体验等体感方面的东西。那怎么体现出“赚钱效应”呢?

我们来看看币安和火币的做法。首先,是自家的平台币,以今年为例,BNB从4.12美金,涨到了最高点的39.59美金,涨幅860%;HT则从1美金,涨到了5美金,涨幅400%。其次,是通过新增加密资产,创造出不间断的赚钱套利机会。最明显的方式就是不断推出IE0。

在币安打响IE0第一枪之后,一时间,不管大所小所,一窝蜂全部扎堆搞了IE0,短暂的盛况差点以为IC0又活了。然而,也正如之前的判断,IE0最后只会是头部交-易所玩家的游戏,正如现在一样,投资者在踩过几次坑之后,最后也只对大所的IEO还有参与的动力。

IE0本身背后体现的是交-易所对于优质项目的吸引力、孵化能力、把控能力、资金实力、资源整合能力。换句话说,最终IE0“这盘菜”端到用户面前的时候,好不好吃,就是能不能让更多的用户赚到钱,或者说看到可以赚到钱的机会。






所以,你看到很多小所的IE0,上来就是高点,然后一蹶不振,或者就是没流通盘,玩单机自己拉着玩,真实的二级市场用户根本没有赚钱的可能性。

对比起来,币安、火币的IE0从最开始的拼手速+运气,规则都变成了申购之后抽签决定;此外,上线之后,除了几倍的绝对打新涨幅之外,在回调一段时间后,都会有二次拉升的表现。

于此同时,在时不时的时候,还会出现类似股市里次新股板块的板块集体拉升行情。而这些,最终体现出来,给用户的潜台词就是:来我这里玩吧,我这里你有机会赚到钱。久而久之,“具有赚钱效应”这个品牌就深入人心了。

我们举个最极端的例子来说明“赚钱效应”的重要性——抹茶我们都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抹茶这个交易所像一个网红一样,不断刷新自己在行业内的知名度。从势头上来说,俨然已经跻身二线,冲击一线交-易所的架势。抹茶这半年的大跃升,我们可以简单概括为几个大步骤:抢跑优质币、上线模式币、拉升平台币。

抢跑优质币的鼻祖应该是币系,只是后面没坚持下去。在抢跑优质币这件事上,抹茶发扬光大了,从最开始TT、IRIS、NEW、FET,到后面的波卡期货。而且,最后人们发现,在上面不仅可以早早买到一些不错的币,甚至最后发现有些币的最高价就是在抢跑阶段抹茶上出现的。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上线模式币,最知名的,大概就是VDS了,而后上的FDS、HDS等已经算是锦上添花。模式币,赤裸裸的就透露出金钱的味道,而且,的确,早期从抹茶上参与模式币的人,也都赚到钱了。以致于后面给人一个潜在的印象:抹茶上的,是不是都带模式,能赚钱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拉升平台币MX。这个拉升并不是说是抹茶自己拉的,别误会。但是,抹茶从低点起来,涨了100倍+,这不管是哪股“神秘力量”所为,最终都给用户一个声音,买抹茶能赚钱,抹茶哪里买?当然只能去抹茶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这几个组合拳打完之后,“上抹茶”变成了项目方的一个利好了。所以,你会发现,不管是准一线,还是说成功突围正在进军一线的交-易所玩家,几乎不约而同将自己的品牌标签往“赚钱效应”上靠。

3、专利技术。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不能说没有技术,但是一定不是技术驱动的。所以,专利技术不是竞争的要点。


二、转换成本

转换成本,就是我们更换一种产品或服务时所付出的成本。这种成本不仅仅体现在金钱上,还可能是时间、精力、劳动量的成本。比如说银行,是典型的具有转换成本护城河的行业。我们的工资卡如果绑定一种银行的话,基本上所有的业务,支付宝、微信、淘宝、券商的业务也都绑定在这一个银行卡上。即使其他的银行给出更优惠的条件,我们基本上也不会选择更换成另一家银行的服务,因为我们需要为此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比如高铁,当你采用一套高铁技术标准之后,你可能很多的保养维护配套设施、建造方案、电子和动力控制系统等都要配套。这个时候,你要换一套技术标准成本非常高。那交-易所存在这样的转换成本吗?答案是:几乎没有。我可以在币安开账户,也可以在火币开账户,我可以在任何一个交-易所开账户,并没有哪个交-易所能限制这一点。同样的,我的资产可以在这些平台之间转移。所以,寄希望于通过拉升用户的转换成本来建立护城河,在交-易所这个行当行不通。


三、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护城河就是随着用户人数的增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也在提高。比如说,腾讯的社交产品微信,由于你的同事、亲人、朋友、合作伙伴等等都在用微信相互协作和沟通。这个即便再出现一个比微信更好用的产品,但你的这些社会关系不去用,你依然不会选择它。那么,我们问一句话,随着用户数的提升,交-易所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有得到提高吗?似乎有那么一点,但是不强。你不会因为你的同事、朋友都用币安,而离不开币安。但是,可能会因为他们都在用币安,在同等条件下,更信赖币安。所以,寄希望于通过创造网络效应来建立护城河,也不是一个好的方向。


四、成本优势

这种护城河常见于生产标准化产品的行业,其产品的可替代性较强。成本优势护城河主要来自四个方面,先进的流程优势、优越的地理位置、与众不同的资源和规模效应。交-易所这个领域,主要的成本支出包括人工成本、办公设备成本、服务器成本、宣发成本、风控成本等。而这些成本支出当中,很难有特殊方法可以建立起巨大的优势。并且,比起利润,这些成本所占的比例本身比较小,不具有大幅压缩的空间。


五、规模优势

放到交-易所这个行业,规模优势带来的最大好处在于,提升了交易深度。这对于大户交-易者来说,具有较大的吸引力。同时,对于吸引优质项目,也会有一定的优势。当然,本质上来说,不断积累起更大的用户规模,是交-易所一切运营策略的最终目标,而不是手段。


总结:这样一分析之后,我们大概能看出一些门道了,即交易所,尤其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你会发现,其实就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就这两件事,你再一仔细想,其实贴合了金融的两个本质:特许经营和交易。并且,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之前,围绕打造“赚钱效应”展开运营策略,将是交易所们的唯一竞争点。稍有懈怠,就将掉队。这不是耸人听闻,前有张健的Fcoin旱地拔葱、后有抹茶的异军突起。这些都是深谙“赚钱效应”之道的玩家,虽然最后没有保持住优势,但是并不妨碍我们作为依据来佐证。

保持“赚钱效应”可以是护城河吗?显然这不能说是护城河,而是保持优势的持续性动作。因此,客观而言,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的情况下,币安、火币等目前的一线交-易所,并没有特别有说服力的护城河,后进者依然有机会进来喝汤吃肉。

比如ZT这样的后进交-易所,本身已经上线一年多,注册用户突破150万。在系统安全、交易体验、以及24小时客服响应上已经打磨的比较完善了,后期全力发力打造平台“赚钱效应”,持续为用户推出优质项目,将更快得到发展。之前跟ZT的联合创始人沟通,也透露出了后续相关的计划,值得期待。

最后,我们还可以畅想一下如果作为交-易所的新玩家,应该怎么突破?在心里默念一万遍“赚钱效应”,可能会有答案。我给一个答案:项目。一个项目救活一个所,十个项目带火一个所。所以,竞争到后面,对于优质项目的挖掘、孵化、把控,才是核心。这一点上,资源和创始人格局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本文来源:话夏看市 查看全部
1565664747497279.jpg


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如果问你,目前加密资产领域,市场最大的需求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交易”。这不接受任何反驳。既然交-易是最大的需求,是刚需,也是所有市场活力的起点和终点。

那么,“交易所”在这个领域,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但凡有点野心的,不参与下交-易所这档子事儿,就不好意思出来摆谱。

同样的,在2017年,2018年,都出现了一夜之间冒出无数家交易所的情况,千所大战,盛况空间。每隔一段时间,市场的从业者都会突然反省:原来交-易所还是最赚钱的行当,做交-易所也不是不能成,然后开“干”。

行情,尤其熊市的行情,是验金石,可以检测出人心人性,也能检测出团队的格局和战斗力。同样的,在牛市的时候,说的再好都没用,都赚钱都有钱的时候,谁都不屑于当个坏人;只有在熊市的时候,你看他骂不骂娘才能去评价一个人和团队的秉性。

之前,我约了几个行业里的好朋友头脑风暴,其中一位朋友的话,我记忆深刻,他认为做交易所,任何时候都是一件正确的事情。这位朋友现在沉迷于瑜伽,佛家,这计划可谓是顿悟之后的肺腑之言。那么,沿着这个话,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交-易所这么重要:那交易所这个事,能不能建立护城河呢?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于,有的领域,你发现其实是很难建立护城河的,这跟行业本身的特性有巨大的关系,不是努不努力的问题。那这样的领域,做起来就会很累,很没安全感,即便你有幸把头部的竞争对手干掉了,你也会时刻提防着自己哪天突然被别的对手干掉。

为了更好的分析这个问题,我把事物再聚焦一点,变成:币安、火币,有没有护城河?我申明一下:这两家企业,都是我个人很认可的企业,将其作为分析对象,纯粹是因为他们跻身一线,作为分析对象会更具象,更好理解。

分析一个企业的护城河,我采用了世界顶级评级机构晨星公司的一个框架来展开。在这个框架里,晨星把无形资产、转换成本、网络效应、成本优势、规模效应作为护城河的五个表现,可以作为我们理解商业护城河的重要参考。

下面,我就将根据这五个表现,来系统的分析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是如何运行的。


一、无形资产

无形资产的护城河表现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政府授权、专利技术、品牌。这三个主要的点,在外在表现上虽然大不相同,但在最终呈现的效果上,都体现为:让自身在市场上拥有与众不同的地位。

1、政府授权。简单来说,最普遍的体现就是“牌照”,或者特许经营。比如能源、银行、电信等行业很常见。那么,在加密资产交-易所这块,我们看到币安和火币都不约而同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从目前可查证的信息来看,币安获得了泽西、新加坡、乌干达 (美国)牌照;火币拿到了美(地区)、日、韩三国牌照。而后进者里,ZT在牌照布局上走的也很快,目前已经取得欧盟成员国爱沙尼亚以及马来西亚牌照。当然,ZG这块最重要的牌照,至今没有推出,也就没人拿到,但可以想见的是,这将是大玩家必将争取的最重要的一块牌照。

在加密资产交-易所领域,虽然去中心化交-易所炒的火热,但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随着各国监管的加码,牌照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竞争性优势。

2、品牌。上周末,有一位做交-易所的朋友找我聊天,咨询我在运营和市场方面的一些建议。实话说,我没有做过交-易所,在实际的运营方面可能给不了很落地可执行的建议。但是我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认为用户对于交-易所,最看重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体验流畅、24小时客服响应、安全。

很显然,这并不符合我作为一个加密资产投资者的诉求。我的答案:赚钱效应。这个问题跟品牌怎么联系起来呢?品牌,是我们要给用户传达的一个灵魂,说人话,就是你得给自己贴一个具有竞争优势的“标签”。

你区别于竞争对手的亮点。而这个标签肯定不是随便贴的,一定是和这个行业的本质密切相关,才能最终达成建立竞争优势的目的。比如,加密资产交-易所,你不能像奢侈品一样,给自己贴一个“纯手工打造”的高级标签,你也不能像潮牌一样给自己贴一个“时尚前卫”的标签。

加密资产交易所,对于注册用户来说,本质是交易获利,那么“赚钱效应”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诸如安全、体验等体感方面的东西。那怎么体现出“赚钱效应”呢?

我们来看看币安和火币的做法。首先,是自家的平台币,以今年为例,BNB从4.12美金,涨到了最高点的39.59美金,涨幅860%;HT则从1美金,涨到了5美金,涨幅400%。其次,是通过新增加密资产,创造出不间断的赚钱套利机会。最明显的方式就是不断推出IE0。

在币安打响IE0第一枪之后,一时间,不管大所小所,一窝蜂全部扎堆搞了IE0,短暂的盛况差点以为IC0又活了。然而,也正如之前的判断,IE0最后只会是头部交-易所玩家的游戏,正如现在一样,投资者在踩过几次坑之后,最后也只对大所的IEO还有参与的动力。

IE0本身背后体现的是交-易所对于优质项目的吸引力、孵化能力、把控能力、资金实力、资源整合能力。换句话说,最终IE0“这盘菜”端到用户面前的时候,好不好吃,就是能不能让更多的用户赚到钱,或者说看到可以赚到钱的机会。

1565664747758563.jpg


所以,你看到很多小所的IE0,上来就是高点,然后一蹶不振,或者就是没流通盘,玩单机自己拉着玩,真实的二级市场用户根本没有赚钱的可能性。

对比起来,币安、火币的IE0从最开始的拼手速+运气,规则都变成了申购之后抽签决定;此外,上线之后,除了几倍的绝对打新涨幅之外,在回调一段时间后,都会有二次拉升的表现。

于此同时,在时不时的时候,还会出现类似股市里次新股板块的板块集体拉升行情。而这些,最终体现出来,给用户的潜台词就是:来我这里玩吧,我这里你有机会赚到钱。久而久之,“具有赚钱效应”这个品牌就深入人心了。

我们举个最极端的例子来说明“赚钱效应”的重要性——抹茶我们都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抹茶这个交易所像一个网红一样,不断刷新自己在行业内的知名度。从势头上来说,俨然已经跻身二线,冲击一线交-易所的架势。抹茶这半年的大跃升,我们可以简单概括为几个大步骤:抢跑优质币、上线模式币、拉升平台币。

抢跑优质币的鼻祖应该是币系,只是后面没坚持下去。在抢跑优质币这件事上,抹茶发扬光大了,从最开始TT、IRIS、NEW、FET,到后面的波卡期货。而且,最后人们发现,在上面不仅可以早早买到一些不错的币,甚至最后发现有些币的最高价就是在抢跑阶段抹茶上出现的。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上线模式币,最知名的,大概就是VDS了,而后上的FDS、HDS等已经算是锦上添花。模式币,赤裸裸的就透露出金钱的味道,而且,的确,早期从抹茶上参与模式币的人,也都赚到钱了。以致于后面给人一个潜在的印象:抹茶上的,是不是都带模式,能赚钱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拉升平台币MX。这个拉升并不是说是抹茶自己拉的,别误会。但是,抹茶从低点起来,涨了100倍+,这不管是哪股“神秘力量”所为,最终都给用户一个声音,买抹茶能赚钱,抹茶哪里买?当然只能去抹茶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这几个组合拳打完之后,“上抹茶”变成了项目方的一个利好了。所以,你会发现,不管是准一线,还是说成功突围正在进军一线的交-易所玩家,几乎不约而同将自己的品牌标签往“赚钱效应”上靠。

3、专利技术。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不能说没有技术,但是一定不是技术驱动的。所以,专利技术不是竞争的要点。


二、转换成本

转换成本,就是我们更换一种产品或服务时所付出的成本。这种成本不仅仅体现在金钱上,还可能是时间、精力、劳动量的成本。比如说银行,是典型的具有转换成本护城河的行业。我们的工资卡如果绑定一种银行的话,基本上所有的业务,支付宝、微信、淘宝、券商的业务也都绑定在这一个银行卡上。即使其他的银行给出更优惠的条件,我们基本上也不会选择更换成另一家银行的服务,因为我们需要为此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比如高铁,当你采用一套高铁技术标准之后,你可能很多的保养维护配套设施、建造方案、电子和动力控制系统等都要配套。这个时候,你要换一套技术标准成本非常高。那交-易所存在这样的转换成本吗?答案是:几乎没有。我可以在币安开账户,也可以在火币开账户,我可以在任何一个交-易所开账户,并没有哪个交-易所能限制这一点。同样的,我的资产可以在这些平台之间转移。所以,寄希望于通过拉升用户的转换成本来建立护城河,在交-易所这个行当行不通。


三、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护城河就是随着用户人数的增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也在提高。比如说,腾讯的社交产品微信,由于你的同事、亲人、朋友、合作伙伴等等都在用微信相互协作和沟通。这个即便再出现一个比微信更好用的产品,但你的这些社会关系不去用,你依然不会选择它。那么,我们问一句话,随着用户数的提升,交-易所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有得到提高吗?似乎有那么一点,但是不强。你不会因为你的同事、朋友都用币安,而离不开币安。但是,可能会因为他们都在用币安,在同等条件下,更信赖币安。所以,寄希望于通过创造网络效应来建立护城河,也不是一个好的方向。


四、成本优势

这种护城河常见于生产标准化产品的行业,其产品的可替代性较强。成本优势护城河主要来自四个方面,先进的流程优势、优越的地理位置、与众不同的资源和规模效应。交-易所这个领域,主要的成本支出包括人工成本、办公设备成本、服务器成本、宣发成本、风控成本等。而这些成本支出当中,很难有特殊方法可以建立起巨大的优势。并且,比起利润,这些成本所占的比例本身比较小,不具有大幅压缩的空间。


五、规模优势

放到交-易所这个行业,规模优势带来的最大好处在于,提升了交易深度。这对于大户交-易者来说,具有较大的吸引力。同时,对于吸引优质项目,也会有一定的优势。当然,本质上来说,不断积累起更大的用户规模,是交-易所一切运营策略的最终目标,而不是手段。


总结:这样一分析之后,我们大概能看出一些门道了,即交易所,尤其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你会发现,其实就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就这两件事,你再一仔细想,其实贴合了金融的两个本质:特许经营和交易。并且,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之前,围绕打造“赚钱效应”展开运营策略,将是交易所们的唯一竞争点。稍有懈怠,就将掉队。这不是耸人听闻,前有张健的Fcoin旱地拔葱、后有抹茶的异军突起。这些都是深谙“赚钱效应”之道的玩家,虽然最后没有保持住优势,但是并不妨碍我们作为依据来佐证。

保持“赚钱效应”可以是护城河吗?显然这不能说是护城河,而是保持优势的持续性动作。因此,客观而言,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的情况下,币安、火币等目前的一线交-易所,并没有特别有说服力的护城河,后进者依然有机会进来喝汤吃肉。

比如ZT这样的后进交-易所,本身已经上线一年多,注册用户突破150万。在系统安全、交易体验、以及24小时客服响应上已经打磨的比较完善了,后期全力发力打造平台“赚钱效应”,持续为用户推出优质项目,将更快得到发展。之前跟ZT的联合创始人沟通,也透露出了后续相关的计划,值得期待。

最后,我们还可以畅想一下如果作为交-易所的新玩家,应该怎么突破?在心里默念一万遍“赚钱效应”,可能会有答案。我给一个答案:项目。一个项目救活一个所,十个项目带火一个所。所以,竞争到后面,对于优质项目的挖掘、孵化、把控,才是核心。这一点上,资源和创始人格局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本文来源:话夏看市

还原币安用户信息泄露事件:黑客攻击黑客?

资讯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8 18:48 • 来自相关话题

据 coindesk 今日消息,昨日在社交网络上公布币安 KYC 的人声称,他是为了“引起币安对真正的幕后黑手”的注意才这样做的,而他是一个“白帽黑客(White Hat Hacker)”,自五月份币安交易所被盗 7000 个比特币以来,他一直在追踪这笔资金,且发现币安被盗事件中,有币安内部人士的参与。

 
事件回顾:7000 比特币被盗,客户信息泄露
 

2019 年 5 月 8 日,币安交易所被黑客盗取 7000 枚比特币。2 天后币安回应称将对 API、2FA(谷歌二次验证)和提币验证流程进行重大调整,也通过活动形式向用户赠送1,000个YubiKeys作为补偿。

根据 coindesk 今日发布的文章显示,在币安被盗后,coindesk 方面与名叫“Bnatov Platon”的黑客取得了联系,并从7月份开始一直在交流。

而文章中表明,Platon 说他一直在追踪这笔被盗资金,他发现盗取币安比特币的黑客首先通过一个币安内部人士公开的 API 来对用户的账户进行远程访问,然后黑客存储了用户的 API 钥匙,还有电子邮箱、护照、驾照等隐私信息,并放在了文件夹中。

而 Platon 表示,黑客盗取的客户信息中,涉及到的客户都是在 2018-2019 年开设的币安账户。

接着,Platon 表示,黑客写了一个程序,这个程序的运作模式是:先买一个叫做‘BlockMason Credit Protocol’的代币,然后将这些代币转换成比特币。

这些文件 Platon 也有一份,当然这是他从黑客那里盗取来的。而黑客写的这个程序允许黑客可以一次性提取 0.002个比特币。通过追踪发现,黑客已经通过 Bitmex、Yobit、Huobi洗了 2000 个比特币,每天兑换 100 万美元的比特币。

区块链开发公司 VisibleMagic 的 CTO 维克托•施帕克(viktor shpak)也表示:“这(币安被盗)极有可能是内部人士创建了一个处理程序来访问用户的 API,黑客可以用这个来访问用户数据,然后建立一个工具包进行处理。”

事实上,Platon 也确实证实了这一点。此外,Platon 还发现,被盗的比特币被黑客存储在 Blockchain 的钱包中,而这个钱包的运行方,是 7 月 31 日才上线的交易所 PIT。

 
事件追踪:向币安索要 300 个比特币不成,公开信息
 

Coindesk 文章显示,Platon 在发现盗取币安比特币的黑客行踪后,与币安的 CGO Ted Lin 取得了联系。

他表示:

    “我个人而言想让币安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抓住黑客的交易所,这将对币安的声誉极为有利。我告诉 Ted Lin 我得到了内幕信息,包括这个人的详细信息、与外界的沟通细节,甚至还有这个人的照片。我还告诉他我有黑客的详细信息,包括服务器信息、他们的身份、他们的电话号码等。”


而后,Platon 希望向币安提供这些极具价值的信息,然后币安能向他提供奖金。根据昨日币安发布的公开声明显示,Platon 要求币安支付 300 个比特币(大约 3000 万美元)作为提供这些信息的报酬。

一开始Ted Lin 也表示愿意用奖金来换取这些信息。但后来 Ted Lin 却表示“考虑到你已经(向媒体公开了部分信息)造成损失,我们对你提供的信息所支付的报酬会大大减少”。





图为 coindesk 文章透露的两人对话截图


Platon 表示,经过大约一个月的谈判后,“币安一分钱也没付”。然后 Platon 威胁币安要公开客户信息。

根据 coindesk 文章表示,这个威胁在 8 月 5 日变成了现实,他上传了一个包含 166 人的 KYC 信息,将一个具有 500 张照片的文件转储到一个文件共享网站,化名为“guardian M”。

然后在昨天早上,Platon 将数百张持有身份证的个人照片发送到了一个 Telegram 的小组,进而引起了轩然大波。

 
真实动机:“警告在币安交易的人”
 

Platon 在推特上表明了自己公开客户信息的真实动机:

    “我要警告那些在币安上进行交易的人。”


同时他还解释说自己不是为了钱:

    “如果我需要钱的话,我不会把信息公开出来,而是把这些信息拿到地下去卖。”






图为 Platon 推文截图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也表示自己对经济报酬不感兴趣:

    “当我需要钱的时候,我只需要破解一个黑客的账户,就可以轻松取出超过 600 或 700 个比特币。”


然而从coindesk 文章中透露的 Platon 与 Ted Lin 的谈话中可以看出,“不是为了钱”这个意思与他之前表达的意思完全相反。





图为 coindesk 文章透露的两人对话截图


而 Platon 也回复了关于对他用信息换取 300 个比特币的质疑,但他并没有直接回复,而是表示:

    “用 10000 张图片换取 300 个比特币?币安应该自己好好看看会有多少(用户的)照片被上传到网上去。”







 
来源/31QU整理自网络
文/小壳 查看全部
20190808143859En8H.jpeg

据 coindesk 今日消息,昨日在社交网络上公布币安 KYC 的人声称,他是为了“引起币安对真正的幕后黑手”的注意才这样做的,而他是一个“白帽黑客(White Hat Hacker)”,自五月份币安交易所被盗 7000 个比特币以来,他一直在追踪这笔资金,且发现币安被盗事件中,有币安内部人士的参与。

 
事件回顾:7000 比特币被盗,客户信息泄露
 

2019 年 5 月 8 日,币安交易所被黑客盗取 7000 枚比特币。2 天后币安回应称将对 API、2FA(谷歌二次验证)和提币验证流程进行重大调整,也通过活动形式向用户赠送1,000个YubiKeys作为补偿。

根据 coindesk 今日发布的文章显示,在币安被盗后,coindesk 方面与名叫“Bnatov Platon”的黑客取得了联系,并从7月份开始一直在交流。

而文章中表明,Platon 说他一直在追踪这笔被盗资金,他发现盗取币安比特币的黑客首先通过一个币安内部人士公开的 API 来对用户的账户进行远程访问,然后黑客存储了用户的 API 钥匙,还有电子邮箱、护照、驾照等隐私信息,并放在了文件夹中。

而 Platon 表示,黑客盗取的客户信息中,涉及到的客户都是在 2018-2019 年开设的币安账户。

接着,Platon 表示,黑客写了一个程序,这个程序的运作模式是:先买一个叫做‘BlockMason Credit Protocol’的代币,然后将这些代币转换成比特币。

这些文件 Platon 也有一份,当然这是他从黑客那里盗取来的。而黑客写的这个程序允许黑客可以一次性提取 0.002个比特币。通过追踪发现,黑客已经通过 Bitmex、Yobit、Huobi洗了 2000 个比特币,每天兑换 100 万美元的比特币。

区块链开发公司 VisibleMagic 的 CTO 维克托•施帕克(viktor shpak)也表示:“这(币安被盗)极有可能是内部人士创建了一个处理程序来访问用户的 API,黑客可以用这个来访问用户数据,然后建立一个工具包进行处理。”

事实上,Platon 也确实证实了这一点。此外,Platon 还发现,被盗的比特币被黑客存储在 Blockchain 的钱包中,而这个钱包的运行方,是 7 月 31 日才上线的交易所 PIT。

 
事件追踪:向币安索要 300 个比特币不成,公开信息
 

Coindesk 文章显示,Platon 在发现盗取币安比特币的黑客行踪后,与币安的 CGO Ted Lin 取得了联系。

他表示:


    “我个人而言想让币安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抓住黑客的交易所,这将对币安的声誉极为有利。我告诉 Ted Lin 我得到了内幕信息,包括这个人的详细信息、与外界的沟通细节,甚至还有这个人的照片。我还告诉他我有黑客的详细信息,包括服务器信息、他们的身份、他们的电话号码等。”



而后,Platon 希望向币安提供这些极具价值的信息,然后币安能向他提供奖金。根据昨日币安发布的公开声明显示,Platon 要求币安支付 300 个比特币(大约 3000 万美元)作为提供这些信息的报酬。

一开始Ted Lin 也表示愿意用奖金来换取这些信息。但后来 Ted Lin 却表示“考虑到你已经(向媒体公开了部分信息)造成损失,我们对你提供的信息所支付的报酬会大大减少”。

20190808143900TaFp.jpeg

图为 coindesk 文章透露的两人对话截图


Platon 表示,经过大约一个月的谈判后,“币安一分钱也没付”。然后 Platon 威胁币安要公开客户信息。

根据 coindesk 文章表示,这个威胁在 8 月 5 日变成了现实,他上传了一个包含 166 人的 KYC 信息,将一个具有 500 张照片的文件转储到一个文件共享网站,化名为“guardian M”。

然后在昨天早上,Platon 将数百张持有身份证的个人照片发送到了一个 Telegram 的小组,进而引起了轩然大波。

 
真实动机:“警告在币安交易的人”
 

Platon 在推特上表明了自己公开客户信息的真实动机:


    “我要警告那些在币安上进行交易的人。”



同时他还解释说自己不是为了钱:


    “如果我需要钱的话,我不会把信息公开出来,而是把这些信息拿到地下去卖。”



20190808143901GqCc.jpeg

图为 Platon 推文截图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也表示自己对经济报酬不感兴趣:


    “当我需要钱的时候,我只需要破解一个黑客的账户,就可以轻松取出超过 600 或 700 个比特币。”



然而从coindesk 文章中透露的 Platon 与 Ted Lin 的谈话中可以看出,“不是为了钱”这个意思与他之前表达的意思完全相反。

20190808143901AhO6.jpeg

图为 coindesk 文章透露的两人对话截图


而 Platon 也回复了关于对他用信息换取 300 个比特币的质疑,但他并没有直接回复,而是表示:


    “用 10000 张图片换取 300 个比特币?币安应该自己好好看看会有多少(用户的)照片被上传到网上去。”



20190808143902SXlp.jpeg


 
来源/31QU整理自网络
文/小壳

Libra节点竞选名单大起底!十余家机构公开申请,币安、Gemini在观望

资讯huoxi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7 11:33 • 来自相关话题

一场关于Libra的节点竞选正在全球上演。

这场竞选的发起者是Libra协会。据Libra白皮书描述,Libra协会负责管理Libra,企业、加密货币投资者、区块链基础设施公司等均可申请成为节点,从而在协会治理中发挥积极作用,并有资格获得新用户奖励和交易返利、通过Libra投资代币获得分红,目前已有Mastercard、PayPal等28个创始成员,预计在2020 年上半年,协会成员数量扩展到100个左右。






自Libra白皮书发布以来,尽管监管机构频频试压,仍阻挡不住申请者的热情,包括金融巨头、投资机构、交易所、公链团队、行业协会等在内的机构和组织纷纷表态,希望以节点形式参与Libra协会治理,在更广范围推广Libra。

这些机构的申请方式有所不同。部分申请者单枪匹马,比如日本金融巨头Monex集团、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部分申请者组团行动,比如币赢网联合科银资本等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更有甚者打算以公开众筹形式参与竞选。

与此同时,不少机构虽尚未公开申请,但已对Libra表达出兴趣,比如币安、Gemini、苏格兰皇家银行。火星财经根据公开报道,盘点了那些正在申请或考虑成为Libra节点的机构和组织。


1、金融集团


日本Monex集团

据Cointelegraph日本站消息,7月26日,日本金融巨头Monex集团正式宣布申请加入Libra协会。这是日本企业首次表露出希望参与Libra协会的意向。

公开报道显示,Monex集团日本最大的在线经济商,于去年4月收购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check,总金额为36亿日元。受此消息影响,Monex股价曾在一日之内大涨23%。今年1月,日本金融厅正式向Coincheck发放牌照。

除了觊觎日本市场,Monex还触角伸向美国。据路透社消息,Monex计划今年7月启动在美国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该交易所名为TradeStation Crypto,将为半职业化的交易者服务。


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

7月1日,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宣布支持并已对接申请加入Libra协会,旨在实现大规模支付应用并改变国际金融秩序。

公开资料显示,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于2017年筹备创立,是一家持有菲律宾央行牌照的金融服务商,总部位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旗下运营ATC安达汇款、ATC支付和ATC数字货币交易所,同时在菲律宾、香港、日本、阿根廷等多地设有服务中心。

Atomtrans Tech Corp官方表示,该集团现已申请加入Libra协会运行验证节点,将在菲律宾及东南亚市场推动Libra,并将Libra稳定币应用到其生态系统,旨在实现大规模支付应用并改变国际金融流程和秩序。


2、投资机构


节点资本

6月20日,节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杜均在朋友圈表示:“Node Capital & Libra,与其当个评论者,不如一起改变世界。”此消息预示着节点资本将筹备参与Libra创始人竞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杜均称目前正在筹备过程中,具体细节还不方便透露。

据节点资本官网显示,该机构专注于投资区块链行业,已经投资了近200家企业,覆盖新闻资讯、交易所、区块链技术开发与应用、区块链数据挖掘与分析、第三方服务等,包括金色财经、火币、链上科技、库神钱包等。


科银资本

6月19日,币赢网宣布联合科银资本等机构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随后,科银资本执行总裁Jayden Wei 在朋友圈表示:“pchain曹博士刚私信我,要一起参与libra节点竞选!我会找更多合作伙伴。我们澳洲科银一个IPO的案子,做的也是普惠金融,服务1200万人在印尼,我觉得我们很有机会。”

公开资料显示,科银资本是澳大利亚唯一一家具有区块链数字货币风投牌照的投资公司,专注于区块链基础建设、数字货币投资与咨询的资产管理公司,所投项目覆盖矿场、交易所、钱包、公链等领域。


颐和基金

6月24日,颐和基金宣布将携基金成员参与Libra超级节点竞选,推动Libra在大中华地区的落地应用。

公开资料显示,颐和基金是由BTB交易所发起的针对优质区块链项目扶持的基金,其基金成员包括BTB交易所、币虎全球基金会、BEX衍生品交易所等。

颐和基金发起人Nicole表示,随着Facebook等巨头机构的进入,区块链行业一定会越来越完善,颐和基金将和更多专业的机构、优质资产一起推动这个万亿的金融市场。


3、交易所


币赢网

6月19日,币赢网宣布联合科银资本等机构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币赢网计划联合诸多机构共同成立ALPHA COMMUNITY,目前正在就成立事务同相关机构洽谈。ALPHA COMMUNITY将依托成员间技术、市场、社区基础,致力于Libra节点生态建设,推动全球金融服务体系的升级。

公开资料显示,币赢网是一家在香港开设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主要面向全球用户提供以太币、HSR等数字资产的交易服务。


MSER

6月21日,社区型交易所Monster one怪兽市场CEO茅泽民宣布其母公司MSER将联合Monster Capital、Future Capital、Pacific Capital、Mix Bank等机构出资2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

Monster one怪兽市场官方表示,计划联合诸多机构共同成立Question Community,目前正在就成立事务同相关机构洽谈。Question Community 将致力于Libra节点生态建设,助力全球新金融生态体系的建立。

与此同时,怪兽市场交易所呼吁更多机构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添一把火,为构造全新的金融体系助一份力。


BitTok币拓

6月26日,据智能派报道,BitTok币拓将联合海内外知名区块链资本公司和多家加密机构共同成立Aqua Community,全面参与Facebook Libra节点竞选。

公开资料显示,Bittok币拓是一家新型的数字资产智能管理平台。在Libra白皮书发布之后,该机构曾做过解读:Facebook有着一颗腾讯帝国的心,此次高调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其实是为了完成其社交生态,属于Facebook商业模式的一次大升级。

据Bittok币拓分析,Libra引发的不是几个币种之间的较量,更不是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竞赛,而是现实世界和分布式世界的一次对抗。


4、公链开发团队


Node Pacific

6月19日,Node Pacific(节点亚太科技) 宣布参加Libra全球节点竞选,并完成了Libra测试网搭建。

公开资料显示,Node Pacific是一家公链运营众包平台和节点运营商,已参与全球近20条主流公链,并成为其核心出块节点。Node Pacific称,将发起Libra全球治理委员会,并联合优质节点服务者,深入拓展Libra的基础设施建设与应用。


Echoin

6月19日,Echoin宣布正在积极筹备参与Libra节点竞选,并已获得多个能源生态合作伙伴的千万美金支持,将代表能源行业进行Libra节点申请,构建覆盖全球主要大洲的能源数字化网络。

根据公开报道,Echoin旨在通过DPoS共识治理机制、预言机能源数据上链、Plasma侧链等技术解决方案,打造面向全球能源经济的公链生态。

此前,Echoin已与全球最大的电力生产商法国电力EDF和能源数字化巨头车主邦达成战略合作,同时与英国能源局下辖的40多家能源企业进行接洽。印度科技局、意大利最大电力公司Enel、GSE等也将逐步参与到Echoin的生态建设中。


5、行业协会


香港区块链协会

6月22日,香港区块链协会 HKBA 宣布:将成立 Libra HKBA 共同体,以申请 Libra 协会创始成员,推动Libra 在大中华地区的落地应用。

据悉,香港区块链协会是一个开放、自主、平等的组织,旨在通过学习、交流及推广区块链技术及应用,成为大中华及世界链圈的衔接平台,并将香港打造成新时代的金融科技中心。

Clipper Coin Capital创始人、HKBA 共同主席刘震表示:科技巨头Facebook发布 Libra,将在全球范围推动数字货币的普及,加速各国数字货币监管的突破;同时,Libra 还会加快各大科技金融企业数字货币的推出,引发全球新一轮数字竞赛。


亚洲区块链学会

7月8日,亚洲区块链学会投资委员会联合ABNews亚洲区块链新闻媒体等机构宣布竞选Libra超级节点,为未来的金融平等和公正做出贡献。

公开报道显示,亚洲区块链学会是一个区块链学术组织,由亚洲比特币及区块链布道者蔡志川博士担任会长,并得到世界各地学者及金融专家的支持。

对于Libra,蔡志川曾评论称:“从比特币开始,到Facebook发币,这算得上是区块链的一个里程碑了,这是有重大意义的!”


6、去中心化金融平台


6月19日,HyperDao筹备组织众筹参与Libra节点竞选。HyperDao称,将在近期公布众筹细节,并在其新官网HDAO.IO众筹。

公开资料显示,HyperDao是一家去中心化金融服务平台,由原立刻网升级而成,目前正在整合数字货币钱包、众筹平台和交易所等业务,致力完成去中心化金融服务生态闭环,已为亚太、欧洲等地区数十万用户提供服务。


7、这些机构也感兴趣


火星财经注意到,就在以上机构积极申请Libra节点的同时,还有一些组织明确表达了参与意向:


币安

6月27日,在特拉维夫FinTech Junction会议上,币安首席战略官GIN CHAO透露,币安“肯定”会考虑成为Libra的验证者节点:“我们肯定在考虑这件事。所以,我们想参与竞选。不管我们是否会成为一体,我们都拭目以待。”他认为Libra代表了迄今为止加密货币采用的最佳桥梁,因为它将构成加密火币的实际用例,而且Facebook可以在Libra上为服务和功能定价。

在Libra白皮书发布之后,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曾在推特上表示:“Facebook的Libra币不需要KYC,他们拥有20亿人口的庞大数据。不只包括名字、ID、地址、电话号码。他们还知道你的家人、朋友、实时/历史地理位置等等。他们比你更了解你自己。现在他们有掌控了你的钱包。最好的KYC。”


Gemini

据Coindesk透露,加密货币交易所Gemini或将很快加入Libra协会。该交易所联合创始人Cameron表示:“我们肯定会认真看待它,我们对这个项目感到很兴奋。”

联合创始人Tyler则直言Libra是未来加密货币的方向:“我们的感觉是,这是许多巨头公司(Facebook、亚马逊、Netflix和Google)中第一个拥有代币项目的公司。我们的预测是在接下来的24个月内,几乎每个巨型公司都会有类似的代币或某种项目。”

火星财经此前报道,去年9月,Gemini交易所宣布发行稳定币GUSD,并声称GUSD已获纽约金融资产管理部门认可。这使得GUSD成了全球首批受监管的、1:1锚定美元的稳定币。


苏格兰皇家银行

据AMBCrypto 7月10日消息,苏格兰皇家银行(RBS)正与Facebook讨论其加入Libra协会的可能,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创新主管Kevin Hanley于7月9日确认与Facebook的谈判。

据百度百科显示,苏格兰皇家银行集团建于1727年,是英国最大的银行,在英国的法人、个人及海外银行业中排名第一。

早在2015年,苏格兰皇家银行就曾在内部实验自己的数字货币。该银行的技术、媒体及电信主管透露,RBS已经在各个银行之间建立并以自己的货币作为交易结算工具。


8、展望:Libra仍存变数


Libra白皮书发布至今可谓冰火两重天,一方面节点申请者络绎不绝,另一方面监管机构频频试压,增加了Libra的不确定性。

在近日递交给美国证监会(SEC)的季度报告中,Facebook提醒投资者,虽然计划明年推出加密货币Libra,但有很多因素可能阻止Libra如期推出,甚至可能导致Libra永远无法问世。

不仅如此,Libra协会现有成员的顾虑也埋下了隐患。6月26日,纽约时报记者Nathaniel Popper发文称,Libra协会中的一些合作伙伴仍在以谨慎态度接近Libra,其中七家公司的高管表示,他们通过签署并不具有约束力的协议加入了该项目,部分原因是他们知道自己没有义务使用或推广数字代币Libra,如果他们不喜欢代币的发展,可以很轻易地退出。

Facebook发言人Elka Looks为此在声明中表示,该公司计划“与创始成员进行全面的对话和讨论,并在未来几个月欢迎更多的成员加入”。“我们知道这需要时间,也并不简单,但只要我们一起努力,Libra的目标就能实现。”

Libra协会发言人Dante Disparte则表示,自Libra协会宣布成立以来,已经收到了大量有意成为会员的公司来信。他说,Libra协会很可能会制定一份名单,列出那些明年可以成为该协会100名首批成员的公司。

扎克伯格的表态也让节点申请者吃了一颗定心丸。在上周发布的公开信中,扎克伯格一再重申Libra将配合监管,承诺“Facebook和Libra协会都计划和监管机构合作,在Libra推出前解决所有的担忧。”这其实向公众传递了Libra要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

未来可以预见的是,还会有更多机构申请加入Libra协会,最终结果虽无法预料,但Libra依旧被寄予厚望,正如加密货币公司Bison Trails首席执行官Joe Lallouz所言:“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但仍有许多细节问题需要解决。”


参考文章:《Libra节点竞选热,是好生意还是作秀?》
文 | 文学 
出品 | 火星财经APP(ID:hxcj24h) 查看全部
20190807094915NEpL.jpeg

一场关于Libra的节点竞选正在全球上演。

这场竞选的发起者是Libra协会。据Libra白皮书描述,Libra协会负责管理Libra,企业、加密货币投资者、区块链基础设施公司等均可申请成为节点,从而在协会治理中发挥积极作用,并有资格获得新用户奖励和交易返利、通过Libra投资代币获得分红,目前已有Mastercard、PayPal等28个创始成员,预计在2020 年上半年,协会成员数量扩展到100个左右。

20190807094910hJZr.jpeg


自Libra白皮书发布以来,尽管监管机构频频试压,仍阻挡不住申请者的热情,包括金融巨头、投资机构、交易所、公链团队、行业协会等在内的机构和组织纷纷表态,希望以节点形式参与Libra协会治理,在更广范围推广Libra。

这些机构的申请方式有所不同。部分申请者单枪匹马,比如日本金融巨头Monex集团、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部分申请者组团行动,比如币赢网联合科银资本等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更有甚者打算以公开众筹形式参与竞选。

与此同时,不少机构虽尚未公开申请,但已对Libra表达出兴趣,比如币安、Gemini、苏格兰皇家银行。火星财经根据公开报道,盘点了那些正在申请或考虑成为Libra节点的机构和组织。


1、金融集团


日本Monex集团

据Cointelegraph日本站消息,7月26日,日本金融巨头Monex集团正式宣布申请加入Libra协会。这是日本企业首次表露出希望参与Libra协会的意向。

公开报道显示,Monex集团日本最大的在线经济商,于去年4月收购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check,总金额为36亿日元。受此消息影响,Monex股价曾在一日之内大涨23%。今年1月,日本金融厅正式向Coincheck发放牌照。

除了觊觎日本市场,Monex还触角伸向美国。据路透社消息,Monex计划今年7月启动在美国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该交易所名为TradeStation Crypto,将为半职业化的交易者服务。


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

7月1日,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宣布支持并已对接申请加入Libra协会,旨在实现大规模支付应用并改变国际金融秩序。

公开资料显示,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于2017年筹备创立,是一家持有菲律宾央行牌照的金融服务商,总部位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旗下运营ATC安达汇款、ATC支付和ATC数字货币交易所,同时在菲律宾、香港、日本、阿根廷等多地设有服务中心。

Atomtrans Tech Corp官方表示,该集团现已申请加入Libra协会运行验证节点,将在菲律宾及东南亚市场推动Libra,并将Libra稳定币应用到其生态系统,旨在实现大规模支付应用并改变国际金融流程和秩序。


2、投资机构


节点资本

6月20日,节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杜均在朋友圈表示:“Node Capital & Libra,与其当个评论者,不如一起改变世界。”此消息预示着节点资本将筹备参与Libra创始人竞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杜均称目前正在筹备过程中,具体细节还不方便透露。

据节点资本官网显示,该机构专注于投资区块链行业,已经投资了近200家企业,覆盖新闻资讯、交易所、区块链技术开发与应用、区块链数据挖掘与分析、第三方服务等,包括金色财经、火币、链上科技、库神钱包等。


科银资本

6月19日,币赢网宣布联合科银资本等机构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随后,科银资本执行总裁Jayden Wei 在朋友圈表示:“pchain曹博士刚私信我,要一起参与libra节点竞选!我会找更多合作伙伴。我们澳洲科银一个IPO的案子,做的也是普惠金融,服务1200万人在印尼,我觉得我们很有机会。”

公开资料显示,科银资本是澳大利亚唯一一家具有区块链数字货币风投牌照的投资公司,专注于区块链基础建设、数字货币投资与咨询的资产管理公司,所投项目覆盖矿场、交易所、钱包、公链等领域。


颐和基金

6月24日,颐和基金宣布将携基金成员参与Libra超级节点竞选,推动Libra在大中华地区的落地应用。

公开资料显示,颐和基金是由BTB交易所发起的针对优质区块链项目扶持的基金,其基金成员包括BTB交易所、币虎全球基金会、BEX衍生品交易所等。

颐和基金发起人Nicole表示,随着Facebook等巨头机构的进入,区块链行业一定会越来越完善,颐和基金将和更多专业的机构、优质资产一起推动这个万亿的金融市场。


3、交易所


币赢网

6月19日,币赢网宣布联合科银资本等机构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币赢网计划联合诸多机构共同成立ALPHA COMMUNITY,目前正在就成立事务同相关机构洽谈。ALPHA COMMUNITY将依托成员间技术、市场、社区基础,致力于Libra节点生态建设,推动全球金融服务体系的升级。

公开资料显示,币赢网是一家在香港开设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主要面向全球用户提供以太币、HSR等数字资产的交易服务。


MSER

6月21日,社区型交易所Monster one怪兽市场CEO茅泽民宣布其母公司MSER将联合Monster Capital、Future Capital、Pacific Capital、Mix Bank等机构出资2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

Monster one怪兽市场官方表示,计划联合诸多机构共同成立Question Community,目前正在就成立事务同相关机构洽谈。Question Community 将致力于Libra节点生态建设,助力全球新金融生态体系的建立。

与此同时,怪兽市场交易所呼吁更多机构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添一把火,为构造全新的金融体系助一份力。


BitTok币拓

6月26日,据智能派报道,BitTok币拓将联合海内外知名区块链资本公司和多家加密机构共同成立Aqua Community,全面参与Facebook Libra节点竞选。

公开资料显示,Bittok币拓是一家新型的数字资产智能管理平台。在Libra白皮书发布之后,该机构曾做过解读:Facebook有着一颗腾讯帝国的心,此次高调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其实是为了完成其社交生态,属于Facebook商业模式的一次大升级。

据Bittok币拓分析,Libra引发的不是几个币种之间的较量,更不是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竞赛,而是现实世界和分布式世界的一次对抗。


4、公链开发团队


Node Pacific

6月19日,Node Pacific(节点亚太科技) 宣布参加Libra全球节点竞选,并完成了Libra测试网搭建。

公开资料显示,Node Pacific是一家公链运营众包平台和节点运营商,已参与全球近20条主流公链,并成为其核心出块节点。Node Pacific称,将发起Libra全球治理委员会,并联合优质节点服务者,深入拓展Libra的基础设施建设与应用。


Echoin

6月19日,Echoin宣布正在积极筹备参与Libra节点竞选,并已获得多个能源生态合作伙伴的千万美金支持,将代表能源行业进行Libra节点申请,构建覆盖全球主要大洲的能源数字化网络。

根据公开报道,Echoin旨在通过DPoS共识治理机制、预言机能源数据上链、Plasma侧链等技术解决方案,打造面向全球能源经济的公链生态。

此前,Echoin已与全球最大的电力生产商法国电力EDF和能源数字化巨头车主邦达成战略合作,同时与英国能源局下辖的40多家能源企业进行接洽。印度科技局、意大利最大电力公司Enel、GSE等也将逐步参与到Echoin的生态建设中。


5、行业协会


香港区块链协会

6月22日,香港区块链协会 HKBA 宣布:将成立 Libra HKBA 共同体,以申请 Libra 协会创始成员,推动Libra 在大中华地区的落地应用。

据悉,香港区块链协会是一个开放、自主、平等的组织,旨在通过学习、交流及推广区块链技术及应用,成为大中华及世界链圈的衔接平台,并将香港打造成新时代的金融科技中心。

Clipper Coin Capital创始人、HKBA 共同主席刘震表示:科技巨头Facebook发布 Libra,将在全球范围推动数字货币的普及,加速各国数字货币监管的突破;同时,Libra 还会加快各大科技金融企业数字货币的推出,引发全球新一轮数字竞赛。


亚洲区块链学会

7月8日,亚洲区块链学会投资委员会联合ABNews亚洲区块链新闻媒体等机构宣布竞选Libra超级节点,为未来的金融平等和公正做出贡献。

公开报道显示,亚洲区块链学会是一个区块链学术组织,由亚洲比特币及区块链布道者蔡志川博士担任会长,并得到世界各地学者及金融专家的支持。

对于Libra,蔡志川曾评论称:“从比特币开始,到Facebook发币,这算得上是区块链的一个里程碑了,这是有重大意义的!”


6、去中心化金融平台


6月19日,HyperDao筹备组织众筹参与Libra节点竞选。HyperDao称,将在近期公布众筹细节,并在其新官网HDAO.IO众筹。

公开资料显示,HyperDao是一家去中心化金融服务平台,由原立刻网升级而成,目前正在整合数字货币钱包、众筹平台和交易所等业务,致力完成去中心化金融服务生态闭环,已为亚太、欧洲等地区数十万用户提供服务。


7、这些机构也感兴趣


火星财经注意到,就在以上机构积极申请Libra节点的同时,还有一些组织明确表达了参与意向:


币安

6月27日,在特拉维夫FinTech Junction会议上,币安首席战略官GIN CHAO透露,币安“肯定”会考虑成为Libra的验证者节点:“我们肯定在考虑这件事。所以,我们想参与竞选。不管我们是否会成为一体,我们都拭目以待。”他认为Libra代表了迄今为止加密货币采用的最佳桥梁,因为它将构成加密火币的实际用例,而且Facebook可以在Libra上为服务和功能定价。

在Libra白皮书发布之后,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曾在推特上表示:“Facebook的Libra币不需要KYC,他们拥有20亿人口的庞大数据。不只包括名字、ID、地址、电话号码。他们还知道你的家人、朋友、实时/历史地理位置等等。他们比你更了解你自己。现在他们有掌控了你的钱包。最好的KYC。”


Gemini

据Coindesk透露,加密货币交易所Gemini或将很快加入Libra协会。该交易所联合创始人Cameron表示:“我们肯定会认真看待它,我们对这个项目感到很兴奋。”

联合创始人Tyler则直言Libra是未来加密货币的方向:“我们的感觉是,这是许多巨头公司(Facebook、亚马逊、Netflix和Google)中第一个拥有代币项目的公司。我们的预测是在接下来的24个月内,几乎每个巨型公司都会有类似的代币或某种项目。”

火星财经此前报道,去年9月,Gemini交易所宣布发行稳定币GUSD,并声称GUSD已获纽约金融资产管理部门认可。这使得GUSD成了全球首批受监管的、1:1锚定美元的稳定币。


苏格兰皇家银行

据AMBCrypto 7月10日消息,苏格兰皇家银行(RBS)正与Facebook讨论其加入Libra协会的可能,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创新主管Kevin Hanley于7月9日确认与Facebook的谈判。

据百度百科显示,苏格兰皇家银行集团建于1727年,是英国最大的银行,在英国的法人、个人及海外银行业中排名第一。

早在2015年,苏格兰皇家银行就曾在内部实验自己的数字货币。该银行的技术、媒体及电信主管透露,RBS已经在各个银行之间建立并以自己的货币作为交易结算工具。


8、展望:Libra仍存变数


Libra白皮书发布至今可谓冰火两重天,一方面节点申请者络绎不绝,另一方面监管机构频频试压,增加了Libra的不确定性。

在近日递交给美国证监会(SEC)的季度报告中,Facebook提醒投资者,虽然计划明年推出加密货币Libra,但有很多因素可能阻止Libra如期推出,甚至可能导致Libra永远无法问世。

不仅如此,Libra协会现有成员的顾虑也埋下了隐患。6月26日,纽约时报记者Nathaniel Popper发文称,Libra协会中的一些合作伙伴仍在以谨慎态度接近Libra,其中七家公司的高管表示,他们通过签署并不具有约束力的协议加入了该项目,部分原因是他们知道自己没有义务使用或推广数字代币Libra,如果他们不喜欢代币的发展,可以很轻易地退出。

Facebook发言人Elka Looks为此在声明中表示,该公司计划“与创始成员进行全面的对话和讨论,并在未来几个月欢迎更多的成员加入”。“我们知道这需要时间,也并不简单,但只要我们一起努力,Libra的目标就能实现。”

Libra协会发言人Dante Disparte则表示,自Libra协会宣布成立以来,已经收到了大量有意成为会员的公司来信。他说,Libra协会很可能会制定一份名单,列出那些明年可以成为该协会100名首批成员的公司。

扎克伯格的表态也让节点申请者吃了一颗定心丸。在上周发布的公开信中,扎克伯格一再重申Libra将配合监管,承诺“Facebook和Libra协会都计划和监管机构合作,在Libra推出前解决所有的担忧。”这其实向公众传递了Libra要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

未来可以预见的是,还会有更多机构申请加入Libra协会,最终结果虽无法预料,但Libra依旧被寄予厚望,正如加密货币公司Bison Trails首席执行官Joe Lallouz所言:“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但仍有许多细节问题需要解决。”


参考文章:《Libra节点竞选热,是好生意还是作秀?》
文 | 文学 
出品 | 火星财经APP(ID:hxcj24h)

创立近8年的Blockchain钱包公司,这回要和币安、Coinbase死磕了 ?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7-31 14:25 • 来自相关话题

(图片来自:Blockchain.com)


Blockchain,这家比特币行业内历史最悠久(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之一,刚刚推出了自己的交易平台The PIT,根据介绍,这将是一个机构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其也将迎合散户市场。

根据其产品负责人Nicole Sherrod表示,这一托管式交易所可连接至其非托管(on-chain)钱包,并进行几乎即时的交易,而在未来两周内,该交易所将会上线26个交易对(主要涉及BTC、ETH、BCH、LTC、PAX、USDT及美元、欧元等法币)。

至今,Blockchain提供的钱包用户数显示已超过了4000万,尽管考虑到单个用户拥有多个钱包的可能,Blockchain依旧是行业内用户数最多的钱包之一。

我们简单地回顾下Blockchain公司的历史:

    2011年8月,比特币数据服务公司Blockchain.info正式成立;
    2013年12月,Blockchain.info收购ZeroBlock公司;
    2014年10月6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A轮3050万美元融资;
    2017年6月23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B轮4000万美元融资;


而在过去的几年里,这家区块链公司一直专注于钱包和浏览器服务,并未拓展其他业务线。

或许是这些业务不赚钱,又或许是因为交易所业务太赚钱,Blockchain最终还是转向了交易所业务,这与另一家美国公司Coinbase有着相似之处,只不过,Blockchain的转变要晚了4年多。

 
如何与币安(Binance)、Coinbase竞争?
 

有意思的是,Blockchain在推广自己的平台时,还特别提到了币安、Coinbase这两家头部交易所,并希望自己能够与它们形成竞争。

实际上,早在2014年初,币安创始人CZ曾担任过Blockchain钱包业务技术负责人,后转至交易所业务,并最终创立了币安。

而最初被认为是Blockchain竞争者的Coinbase,则早在2015年初时便选择推出了自己的交易所,此后将Blockchain一路甩开。

而如今币安和Coinbase均已发展成业内交易所赛道的标杆,Blockchain如何与他们竞争,显然是个大大的问号。

在谈及竞争力时,Blockchain负责人提到说:

    “平台将以“微秒”来衡量交易速度,就像传统的资产交易所那样。而在流动性方面,Blockchain已与全球做市商达成了协议,允许交易者随时与他人展开交易。”


对此说法,一位匿名行业专家表达了怀疑的看法,该人士表示,很多基础设施的性能“几乎不可能建模出来”,因此只有在“真实交易量”测试时,系统才能证明自己。

此外,Sherrod还补充说:

    “我们希望在整体客户体验方面展开竞争。”


从目前来看,Blockchain拥有的优势似乎并不足以使其对币安、Coinbase等平台构成威胁。

而只有时间才能证明Blockchain能否在激烈的交易所赛道占据一席之地,除了竞争因素之外,这里的监管成本也非常高昂。

Sherrod表示,Blockchain正在各个司法管辖区申请新的许可证,但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 你看好The PIT吗,说说你的看法吧。


消息来源:https://www.coindesk.com/bitcoins-largest-wallet-blockchain-just-launched-its-first-crypto-exchange
编译:洒脱喜 查看全部
201907310523557320.jpg

(图片来自:Blockchain.com)


Blockchain,这家比特币行业内历史最悠久(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之一,刚刚推出了自己的交易平台The PIT,根据介绍,这将是一个机构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其也将迎合散户市场。

根据其产品负责人Nicole Sherrod表示,这一托管式交易所可连接至其非托管(on-chain)钱包,并进行几乎即时的交易,而在未来两周内,该交易所将会上线26个交易对(主要涉及BTC、ETH、BCH、LTC、PAX、USDT及美元、欧元等法币)。

至今,Blockchain提供的钱包用户数显示已超过了4000万,尽管考虑到单个用户拥有多个钱包的可能,Blockchain依旧是行业内用户数最多的钱包之一。

我们简单地回顾下Blockchain公司的历史:


    2011年8月,比特币数据服务公司Blockchain.info正式成立;
    2013年12月,Blockchain.info收购ZeroBlock公司;
    2014年10月6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A轮3050万美元融资;
    2017年6月23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B轮4000万美元融资;



而在过去的几年里,这家区块链公司一直专注于钱包和浏览器服务,并未拓展其他业务线。

或许是这些业务不赚钱,又或许是因为交易所业务太赚钱,Blockchain最终还是转向了交易所业务,这与另一家美国公司Coinbase有着相似之处,只不过,Blockchain的转变要晚了4年多。

 
如何与币安(Binance)、Coinbase竞争?
 

有意思的是,Blockchain在推广自己的平台时,还特别提到了币安、Coinbase这两家头部交易所,并希望自己能够与它们形成竞争。

实际上,早在2014年初,币安创始人CZ曾担任过Blockchain钱包业务技术负责人,后转至交易所业务,并最终创立了币安。

而最初被认为是Blockchain竞争者的Coinbase,则早在2015年初时便选择推出了自己的交易所,此后将Blockchain一路甩开。

而如今币安和Coinbase均已发展成业内交易所赛道的标杆,Blockchain如何与他们竞争,显然是个大大的问号。

在谈及竞争力时,Blockchain负责人提到说:


    “平台将以“微秒”来衡量交易速度,就像传统的资产交易所那样。而在流动性方面,Blockchain已与全球做市商达成了协议,允许交易者随时与他人展开交易。”



对此说法,一位匿名行业专家表达了怀疑的看法,该人士表示,很多基础设施的性能“几乎不可能建模出来”,因此只有在“真实交易量”测试时,系统才能证明自己。

此外,Sherrod还补充说:


    “我们希望在整体客户体验方面展开竞争。”



从目前来看,Blockchain拥有的优势似乎并不足以使其对币安、Coinbase等平台构成威胁。

而只有时间才能证明Blockchain能否在激烈的交易所赛道占据一席之地,除了竞争因素之外,这里的监管成本也非常高昂。

Sherrod表示,Blockchain正在各个司法管辖区申请新的许可证,但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 你看好The PIT吗,说说你的看法吧。


消息来源:https://www.coindesk.com/bitcoins-largest-wallet-blockchain-just-launched-its-first-crypto-exchange
编译:洒脱喜

通往币安之路:DEX项目争上主站,IEO导流效果仅7天

市场pa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7-16 15:26 • 来自相关话题

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怎样的生态图景?



交易所作为为数字货币提供流动性的场所俨然已经处于“币圈”食物链顶端。在众多交易所中,币安在不到两年间里走在行业头部,成为一匹逆袭的黑马,一台无产地的“印钞机”。根据The Block分析师Larry Cermak的最新分析报告,币安6月的交易额将到史无前例地超过600亿美元,第二季度净利润可能超过1亿美元(约7亿人民币)。

币安单季度净利润已经超过部分A股部分城商行和证券公司,与西安银行的单季度(一季度)净利润一致,甚至还超过了比如青岛银行(5.07亿元)、紫金银行(2.92亿)、张家港行(4.74亿)、东北证券(5.68亿)、无锡银行(3.03亿)、浙商证券(2.73亿)、长城证券(2.92亿)。

但币安的野心远不止稳坐中心化交易所的头把交椅。今年4月,币安先后上线了Binance Chain(下文称“币安公链”)和Binance DEX(下文称“DEX”),并将BNB从以太坊切换到币安公链上。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公开表示DEX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也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最近如火如荼展开的DEX项目主站选拔活动似乎也表明了这种发展倾向。

币安仅仅是想大力发展DEX吗?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的生态图景进展如何?PAData从数据上的观察,喜忧参半。


Binance DEX项目或可免费上主站


年初重启Launchpad引领风潮之后,6月中旬,DEX又推出了一项主站选拔活动。此次活动将在6月20日至9月20日期间展开三轮,对每轮中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各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的项目予以退还上币费的优惠,并将符合要求的项目选送主站审核,项目通过审核后将可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截至7月5日,DEX上共有27个数字货币,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要求的项目共有11个,分别是ERD、SPNDB、AWC、UND、ANKR、RAVEN、LTO、CHZ、BOLT、COS、VRAB。

其中ERD是Launchpad项目Elrond的代币,已经登陆主站,没有必要参与选拔。另外CHZ、VRAB的上架日期都晚于6月20日,可能与新上线的BZNT、PVT、TOMOB一样,无法参与第一轮选拔。因此实际上,目前只有8个项目还有机会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能够免费上架币安主站,对很多项目而言都极具诱惑力,这意味着更大的流动性。截至7月5日,CoinMarketCap显示币安主站共上架了158个数字货币,形成512个交易对,币种间流动性高达3.24(相当于每个数字货币拥有3个交易对),每个数字货币日均交易量约为100万美元,即使是后25%的数字货币日交易量也能达到约38万美元。






而DEX上线不满3个月,流动性远远低于主站。27个数字货币都只能和BNB交易,统计日当天(7月5日)的日均交易量(中值)仅不到2万美元,当天交易量最大的ERD有约600万美元,但交易量第二的SPNDB就只有约60万美元的交易量,低于币安主站的平均水平。

如果DEX上的项目能成功突围登陆币安主站,在联动宣传之下可能会受到主站高流动性的辐射影响。但符合客观要求不难,难的是通过主站的审核。公告并未说明是否一定会有符合要求的项目登陆主站,也可能到头来只有DEX本身受到关注。


Launchpad为DEX的引流效果约持续7天


虽然DEX目前仅有27个数字货币,但等着排队上架DEX的资产并不在少数。根据Chain浏览器的数据,目前链上资产共有90种。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确认,7月6日至7月10日DEX已上新7种数字货币,按此速度,可交易币种将会迅速丰富。

但DEX的交易量暂未有明显起色。如果跟踪DEX多日的交易量就可以发现,其日交易量受到Launchpad项目的影响十分明显。

7月5日DEX的日总交易量达到约796万美元,7月8日总交易量依然有约781万美元,而7月10日的总交易已经萎缩至约391万美元,降幅显著。在以上观察的时间窗口内,交易量最大的两个项目分别是最新Launchpad的ERD和SPNDB。其中ERD的交易量随着Launchpad时间的推移而快速下降,7月5日Launchpad后3天,ERD的交易量约600万美元,7月8日Launchpad后6天,其交易量约462万美元,7月10日Launchpad后8天,其交易量仅有约5万美元。而这三天SPNDB的日交易量分别约为60万美元、114万美元和116万美元,变化幅度明显小于ERD。

虽然,7月5日到7月8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不能直接说明最新Launchpad项目ERD交易量下降导致了总交易量下降,因为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上涨弥合了一部分日总交易量的降幅。由于这个变量因素的存在,很难判断ERD下降的交易量是流失了还是转向了如SPNDB等DEX内的其他数字货币。






但7月8日到7月10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则能比较明确地指向Launchpad项目的导流效果最长不超过7天。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基本稳定在115万美元左右,2天内涨幅仅1.74%。但与此同时,ERD下跌的交易量与DEX下跌的总交易量基本吻合,2天内,ERD交易量下跌了约457万美元,DEX日总交易量下跌了约390万美元,基本可以认为ERD通过Launchpad带来的流量中绝大部分已经流失。

虽然Launchpad对DEX的引流效果有限,但仅上线3个月不到的DEX与同类产品相比,已经获得了不错的交易量。CoinMarketCap显示,7月10日币安DEX的日交易额约为391万美元,而以太坊上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IDEX也仅有约380万美元。币安主站广泛的用户基础也很难突破去中心化交易所用户规模的掣肘。

币安CGO(首席增长官)Ted Lin此前在接受PANews专访时表示,“交易大户并不会是首批转向DEX的群体。反而在散户方面,如果他们有一些自己的理解和想法,可能会选择去DEX上尝试做交易。无论方向是怎样的,只要有用户愿意选择自发的去DEX上交易,某些方面来说就是对DEX技术的肯定。在体验的流畅性上面来说,DEX其实也是非常完整的,只是说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之间的运行方法有所不同。”


Binance DEX为BNB提供的流动性有限


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对媒体表示,未来币安的交易、投资、媒体、慈善等业务都会落在币安公链上,而公链上最大的应用就是DEX,后者将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

从这一表态中不难看到币安公链、DEX、BNB这三者钩织了币安未来的战略蓝图。在这幅蓝图中,币安公链将成为基础,DEX是业务基石,为整个生态带来流动性并赋能BNB,而BNB将成为撬动整个生态的支点,为币安的业务扩展至支付、借贷等领域提供条件。

但从目前来看,DEX以当前的体量为BNB创造的流动性尚且十分有限。尽管DEX上的数字货币只能与BNB交易,但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DEX中BNB的交易量仅占BNB总交易量的2.81%,低于BKEX、Bit-Z、LBank、BitMax和DrangonEX,BNB的流动性依然主要靠币安主站来创造,54.29%的BNB来自币安主站。






虽然Launchpad使BNB除了是平台币以外,还能成为交易媒介。但从各交易对贡献的交易量来看,市场首先认为BNB是平台币,并且是业绩优秀的交易所的平台币,仅BNB/USDT的交易量就占BNB交易量的53.62%,仅16%的交易额来自除BTC以外的其他131个币币交易对。






此外,众所周知的是,中心化交易所的主要盈利来自交易手续费,但根据CoinGecko的统计,币安DEX的交易不收取手续费,但交易过程中使用币安公链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比如在订单薄交易模式下,发生Order Expire(Maker提交的订单没有被Taker选中需要销毁)时,用户需要支付0.0001BNB。

不少观点认为DEX是交易所未来的发展形态,那么对币安而言,如果DEX不能为BNB创造足够的流动性,使得BNB可以依托币安公链延伸到其他领域,撬动整个链上生态的话,那么币安的主营收入,甚至可持续发展都或将受到影响。在这个迁移的过程中,币安主站的交易业务将为其链上生态建构持续提供能量。 查看全部
aempb1e8wqroowt2!heading.jpg


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怎样的生态图景?




交易所作为为数字货币提供流动性的场所俨然已经处于“币圈”食物链顶端。在众多交易所中,币安在不到两年间里走在行业头部,成为一匹逆袭的黑马,一台无产地的“印钞机”。根据The Block分析师Larry Cermak的最新分析报告,币安6月的交易额将到史无前例地超过600亿美元,第二季度净利润可能超过1亿美元(约7亿人民币)。

币安单季度净利润已经超过部分A股部分城商行和证券公司,与西安银行的单季度(一季度)净利润一致,甚至还超过了比如青岛银行(5.07亿元)、紫金银行(2.92亿)、张家港行(4.74亿)、东北证券(5.68亿)、无锡银行(3.03亿)、浙商证券(2.73亿)、长城证券(2.92亿)。

但币安的野心远不止稳坐中心化交易所的头把交椅。今年4月,币安先后上线了Binance Chain(下文称“币安公链”)和Binance DEX(下文称“DEX”),并将BNB从以太坊切换到币安公链上。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公开表示DEX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也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最近如火如荼展开的DEX项目主站选拔活动似乎也表明了这种发展倾向。

币安仅仅是想大力发展DEX吗?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的生态图景进展如何?PAData从数据上的观察,喜忧参半。


Binance DEX项目或可免费上主站


年初重启Launchpad引领风潮之后,6月中旬,DEX又推出了一项主站选拔活动。此次活动将在6月20日至9月20日期间展开三轮,对每轮中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各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的项目予以退还上币费的优惠,并将符合要求的项目选送主站审核,项目通过审核后将可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截至7月5日,DEX上共有27个数字货币,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要求的项目共有11个,分别是ERD、SPNDB、AWC、UND、ANKR、RAVEN、LTO、CHZ、BOLT、COS、VRAB。

其中ERD是Launchpad项目Elrond的代币,已经登陆主站,没有必要参与选拔。另外CHZ、VRAB的上架日期都晚于6月20日,可能与新上线的BZNT、PVT、TOMOB一样,无法参与第一轮选拔。因此实际上,目前只有8个项目还有机会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能够免费上架币安主站,对很多项目而言都极具诱惑力,这意味着更大的流动性。截至7月5日,CoinMarketCap显示币安主站共上架了158个数字货币,形成512个交易对,币种间流动性高达3.24(相当于每个数字货币拥有3个交易对),每个数字货币日均交易量约为100万美元,即使是后25%的数字货币日交易量也能达到约38万美元。

rzkbmkak3all5r48!heading.jpg


而DEX上线不满3个月,流动性远远低于主站。27个数字货币都只能和BNB交易,统计日当天(7月5日)的日均交易量(中值)仅不到2万美元,当天交易量最大的ERD有约600万美元,但交易量第二的SPNDB就只有约60万美元的交易量,低于币安主站的平均水平。

如果DEX上的项目能成功突围登陆币安主站,在联动宣传之下可能会受到主站高流动性的辐射影响。但符合客观要求不难,难的是通过主站的审核。公告并未说明是否一定会有符合要求的项目登陆主站,也可能到头来只有DEX本身受到关注。


Launchpad为DEX的引流效果约持续7天


虽然DEX目前仅有27个数字货币,但等着排队上架DEX的资产并不在少数。根据Chain浏览器的数据,目前链上资产共有90种。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确认,7月6日至7月10日DEX已上新7种数字货币,按此速度,可交易币种将会迅速丰富。

但DEX的交易量暂未有明显起色。如果跟踪DEX多日的交易量就可以发现,其日交易量受到Launchpad项目的影响十分明显。

7月5日DEX的日总交易量达到约796万美元,7月8日总交易量依然有约781万美元,而7月10日的总交易已经萎缩至约391万美元,降幅显著。在以上观察的时间窗口内,交易量最大的两个项目分别是最新Launchpad的ERD和SPNDB。其中ERD的交易量随着Launchpad时间的推移而快速下降,7月5日Launchpad后3天,ERD的交易量约600万美元,7月8日Launchpad后6天,其交易量约462万美元,7月10日Launchpad后8天,其交易量仅有约5万美元。而这三天SPNDB的日交易量分别约为60万美元、114万美元和116万美元,变化幅度明显小于ERD。

虽然,7月5日到7月8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不能直接说明最新Launchpad项目ERD交易量下降导致了总交易量下降,因为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上涨弥合了一部分日总交易量的降幅。由于这个变量因素的存在,很难判断ERD下降的交易量是流失了还是转向了如SPNDB等DEX内的其他数字货币。

o7xd0fapdiduqzot!heading.jpg


但7月8日到7月10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则能比较明确地指向Launchpad项目的导流效果最长不超过7天。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基本稳定在115万美元左右,2天内涨幅仅1.74%。但与此同时,ERD下跌的交易量与DEX下跌的总交易量基本吻合,2天内,ERD交易量下跌了约457万美元,DEX日总交易量下跌了约390万美元,基本可以认为ERD通过Launchpad带来的流量中绝大部分已经流失。

虽然Launchpad对DEX的引流效果有限,但仅上线3个月不到的DEX与同类产品相比,已经获得了不错的交易量。CoinMarketCap显示,7月10日币安DEX的日交易额约为391万美元,而以太坊上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IDEX也仅有约380万美元。币安主站广泛的用户基础也很难突破去中心化交易所用户规模的掣肘。

币安CGO(首席增长官)Ted Lin此前在接受PANews专访时表示,“交易大户并不会是首批转向DEX的群体。反而在散户方面,如果他们有一些自己的理解和想法,可能会选择去DEX上尝试做交易。无论方向是怎样的,只要有用户愿意选择自发的去DEX上交易,某些方面来说就是对DEX技术的肯定。在体验的流畅性上面来说,DEX其实也是非常完整的,只是说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之间的运行方法有所不同。”


Binance DEX为BNB提供的流动性有限


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对媒体表示,未来币安的交易、投资、媒体、慈善等业务都会落在币安公链上,而公链上最大的应用就是DEX,后者将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

从这一表态中不难看到币安公链、DEX、BNB这三者钩织了币安未来的战略蓝图。在这幅蓝图中,币安公链将成为基础,DEX是业务基石,为整个生态带来流动性并赋能BNB,而BNB将成为撬动整个生态的支点,为币安的业务扩展至支付、借贷等领域提供条件。

但从目前来看,DEX以当前的体量为BNB创造的流动性尚且十分有限。尽管DEX上的数字货币只能与BNB交易,但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DEX中BNB的交易量仅占BNB总交易量的2.81%,低于BKEX、Bit-Z、LBank、BitMax和DrangonEX,BNB的流动性依然主要靠币安主站来创造,54.29%的BNB来自币安主站。

t5jof7rp7owu0l75!heading.jpg


虽然Launchpad使BNB除了是平台币以外,还能成为交易媒介。但从各交易对贡献的交易量来看,市场首先认为BNB是平台币,并且是业绩优秀的交易所的平台币,仅BNB/USDT的交易量就占BNB交易量的53.62%,仅16%的交易额来自除BTC以外的其他131个币币交易对。

li6fn8lo56tfgltp!heading.jpg


此外,众所周知的是,中心化交易所的主要盈利来自交易手续费,但根据CoinGecko的统计,币安DEX的交易不收取手续费,但交易过程中使用币安公链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比如在订单薄交易模式下,发生Order Expire(Maker提交的订单没有被Taker选中需要销毁)时,用户需要支付0.0001BNB。

不少观点认为DEX是交易所未来的发展形态,那么对币安而言,如果DEX不能为BNB创造足够的流动性,使得BNB可以依托币安公链延伸到其他领域,撬动整个链上生态的话,那么币安的主营收入,甚至可持续发展都或将受到影响。在这个迁移的过程中,币安主站的交易业务将为其链上生态建构持续提供能量。

加密交易所的新战场:高频交易

市场odaily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9 12:25 • 来自相关话题

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



一些加密货币交易所正在“悄悄地”为高频交易(High-Frequency Trading)铺上了红地毯,也让不少交易员蠢蠢欲动。 

(星球君 o-daily 注:高频交易是指从那些人们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计算机化交易,比如,某种证券买入价和卖出价差价的微小变化,或者某只股票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微小价差。这种交易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有些交易机构将自己的“服务器群组”(server farms)安置到了离交易所的计算机很近的地方,以缩短交易指令通过光缆以光速旅行的距离。)

总部设在新加坡的火币和总部位于芝加哥的 ErisX 都开始提供主机托管服务,其中客户的服务器与交易所的服务会将会放置在同一设施或同一云端,这样一来,交易者和投资者就能以更快的速度来执行交易,继而在交易市场里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 

不仅如此,“双子星”(Gemini)交易所现在也加入到了高频交易服务领域,他们是首批在纽约获得加密托管服务许可的交易所之一,而且即将在芝加哥开始分部。 

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都没有对高频交易服务收取费用,这似乎与交易所一贯做法有所不同。在 Huobi Russia 莫斯科客户办公室里,该交易所当地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略带自豪地说道:

    “这是我们的竞争优势。”


可以肯定的是,高频交易在加密货币行业中的应用依然比较少,从历史状况来看,高频交易一直由个体交易者主导,但最近这种交易模式开始吸引对冲基金和家族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兴趣。

但是对于交易所来说,高频交易一直是传统金融市场里颇具争议的做法,但现在也开始逐渐进入加密货币行业。不可否认是,机器人交易从“头门沟”Mt.Gox 交易所开始就已经存在,但如今的主机托管却将算法交易带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水平。

Eric Wall 是 Coinnober 公司前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负责人,该公司已经被纳斯达克收购,他表示:

    “高频交易是一项大业务,每一家交易所运营商都逃不掉这个话题,而且有些加密货币交易所已经透露有华尔街公司正在与他们接触探索高频交易的可能性了。”


但 Eric Wall 认为,目前绝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还没有为高频交易需求做好充分准备,对于专注于散户投资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而言,高频交易仍是一个非常新的概念,同时也缺乏经验。


每天80万笔交易


按照  Huobi Russia 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的说法,自从 Huobi 俄罗斯办事处开设的六个月时间以来,已经有大约 50 个客户利用了其主机托管服务,将自己的服务器和 Huobi 的服务器置于同一个云端,而且使用相同的域名服务(DNS)作为交换机。这样一来,客户的交易速度将比其他用户快 70 至 100 被,Andrey Grachev 说道:

    “我们有一个客户每天会进行大约80万笔交易,而且这样的客户正变得越来越多。”


与使用云端服务器的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不同,ErisX 拥有一个专属的硬件批评引擎,该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透露,这个引擎被部署在位于新泽西州锡考克斯的Equinix数据中心里,而类似的匹配引擎基本上都会被部署在传统交易所、经纪公司或交易公司里,因此在数据中心里搭建服务器的交易者可以直接连接到ErisX的匹配引擎上。(ErisX在今年四月推出了多个加密货币现货交易所,最近又获得了监管机构批准开展期货业务)

“双子星”交易所(Gemini)成立于 2014 年,两位联合创始人是 CameronWinklevoss 和 Tyler Winklevoss 兄弟,他们也在 Equinix 部署了自己的主要交易平台并提供主机托管服务。根据“双子星”交易所官方网站透露,该交易所计划很快在Equinix的芝加哥数据中心提供另一个托管服务,并为多个证券交易所及其高频交易客户保留其硬件。

“双子星”交易所运营总经理 Jeanine Hightower-Sellitto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将会提供多种连接选项,以满足客户的需求,而且为客户提供的每种选择都是免费的。

不过,美国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在高频交易服务里似乎有些奇怪,他们今年关闭了芝加哥分部,而该部门一直致力于为包括主机托管在内的高频交易商提供服务。有消息称,Coinbase 当时之所以关闭该业务是为了优先提供其他机构服务。

Coinbase 公司拒绝对此时发表评论,但不知是否是巧合,刚刚在芝加哥开设办事处的“双子星”交易所却“挖来了” Coinbase 的一些前雇员。


有争议的做法


你会发现,很多加密货币交易所似乎开始探索高频交易业务了,但由于华尔街不光彩的历史,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会带来、甚至加剧不透明和不稳定等问题。

正如美国当代报告文学作家、知名财经记者、《大空头》原著者 Michael Lewis 在他的《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所说,算法股票交易员将他们的服务器放置于交易所附近,以获得比其他投资者更快的交易速度,能够在不到一秒时间内在市场中套利。

Michael Lewis 一阵见血地指出了高频交易的问题所在,在一些市场中,一些参与者的交易速度是普通用户的几百倍,他们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结果导致那些“非算法交易者“只能在较低的价格区间做选择。

此外,根据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2011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高频交易的另一个问题是会大大增加市场波动性。以 2010 年 5 月 6 日为例,当日美国大量股票价格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出现了大幅下跌和大幅回升,继而引发了所谓的“闪电崩盘“(Flash Crash),将普通交易者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像高频交易者那样做出快速反应,而高频交易者却能在这样的短时大幅波动中套利。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在 2012 年也指出,由于高频交易引发的技术故障导致企业损失了数亿美元资金,而且一些高频交易公司甚至还拥有交易所的股权。


市场正在变得越来越成熟


这里我们不得不提一个人,他就是 ErisX 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Matthew Trudeau 是知名股票交易所 IEX 的早期员工,也是《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提到的高频交易英雄,他一直认为高频套利和自动交易可以使市场受益。

Matthew Trudeau 认为,高频交易者正在帮助缩小不同交易所之间的价差,并使市场更有效率——包括加密市场,他说道:

    “这种现象在其他资产类别中已经发生,因为交易变得更加电子化和自动化,继而让做市商和套利者能够更有效地进行交易,从而改善价格形成、价格发现和流动性,套利机会也因此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少,这表明市场更加高效和成熟。”


然而对于高频交易来说,重要的是交易所和高频交易者需要基于市场披露的优惠条款达成交易,做到公开透明。对此,Matthew Trudeau 指出,以 ErisX 交易所为例,它为客户提供了透明、标准化的定价和连接选择,所有客户都使用相同的访问和费用条款。

另一家交易所 Huobi 也在努力确保所有客户在公平的环境中竞争,该交易所全球销售和机构业务负责人Lester Li 表示:

    “Huobi 的用户知道我们会监控任何滥用交易活动,我们还会不断提醒用户交易总会存在风险,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强烈建议用户在他们的可承受范围内进行交易并注意有可能涉及到的各种风险。”



保护散户投资者


不可否认,并非所有的交易所都能让“算法交易员“做到合规。

LGO Markets 是一家针对机构客户的小型交易所,今年年初刚刚成立,他们的做法与高频交易恰好相反——故意放慢每个人的交易速度。该交易所首席执行官 Hugo Renaudin 表示:

    “在进行高频交易匹配之前,订单会被分批手机,每批次的哈希值都会在比特币区块链中被记录——每个批次大约需要 500 毫秒才能形成,因此这可以作为交易的“减速带”。也能让每个交易者对平台活动获得相同的反馈。”


Kraken 交易所工程副总裁 Steve Hunt 也认为交易所并没有特殊对待高频交易客户,他解释说:

    “我们希望所有的客户都可以平等地在我们的平台上交易。”


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透露,他们暂时不会考虑提供主机托管服务,该交易所客户经理 Anatoly Kondyakov 在莫斯科举行的“精英投资者”聚会上告诉与会者,币安做出这一决定主要有两个理由:

    首先,币安希望保护散户投资人;

    其次,主机托管意味着要在某些特定司法管辖区内的“官方存在”,而币安目前不愿意这么做。



现在加密市场引入高频交易是不是太快了?


有些人认为,加密市场目前与传统金融行业之间的差距较大,因此向高频交易者提供托管服务会更有意义。旧金山交易所 OKCoin 金融市场主管 Wilfred Daye 表示:

    “现阶段,加密市场结构仍在发展,如果和股票和外汇市场相比的话,加密货币市场中其实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高频交易。从传统市场进入加密市场的交易者确实有主机托管需求,但这个问题基本上是一次性的,而不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所以 OKcoin 不会提供此服务。”


市场数据平台 Coinroute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David Weisberger 对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持怀疑态度,他的理由是:加密市场是去中心化且高度波动性的,以至于一些能够在股票上发挥作用的“套路”在比特币上无效。David Weisberger 认为高频交易前端运行的概念与加密货币关系不大,而且不同加密货币交易所之间的价格差异远大于传统证券市场,他解释说:

    “在期货或股票中,最小报价变化相对较大,差价的出价报价通常也很稳定,你往往能以相同的价格提供大量报价。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价格发生变化,很快就会出现在队列的前面,而那些队列前面的那些订单是有利可图的,后面的订单可能就无法获得太多利润。而在加密市场中,价格变化非常小,因此并不需要使用高频交易。”


此外,加密货币交易所分散在世界各地,即便你的服务器与一家交易所合并,同样需要等待几秒时间才能让币安这样的大交易所完成交易数据更新。

David Weisberger 认为,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他最后说道:

    “将军们总是花时间思考怎么把上一场仗打好,投资者也总是希望之前的经济周期能够再次出现,人们总是愿意做自己习惯的事情。”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high-frequency-trading-is-new-battleground-in-crypto-exchange-race, Coindesk
作者:Anna Baydakova
译者:Moni  查看全部
7c0ltobkeabgr9hv.jpg!heading_.jpg


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




一些加密货币交易所正在“悄悄地”为高频交易(High-Frequency Trading)铺上了红地毯,也让不少交易员蠢蠢欲动。 

(星球君 o-daily 注:高频交易是指从那些人们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计算机化交易,比如,某种证券买入价和卖出价差价的微小变化,或者某只股票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微小价差。这种交易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有些交易机构将自己的“服务器群组”(server farms)安置到了离交易所的计算机很近的地方,以缩短交易指令通过光缆以光速旅行的距离。)

总部设在新加坡的火币和总部位于芝加哥的 ErisX 都开始提供主机托管服务,其中客户的服务器与交易所的服务会将会放置在同一设施或同一云端,这样一来,交易者和投资者就能以更快的速度来执行交易,继而在交易市场里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 

不仅如此,“双子星”(Gemini)交易所现在也加入到了高频交易服务领域,他们是首批在纽约获得加密托管服务许可的交易所之一,而且即将在芝加哥开始分部。 

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都没有对高频交易服务收取费用,这似乎与交易所一贯做法有所不同。在 Huobi Russia 莫斯科客户办公室里,该交易所当地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略带自豪地说道:


    “这是我们的竞争优势。”



可以肯定的是,高频交易在加密货币行业中的应用依然比较少,从历史状况来看,高频交易一直由个体交易者主导,但最近这种交易模式开始吸引对冲基金和家族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兴趣。

但是对于交易所来说,高频交易一直是传统金融市场里颇具争议的做法,但现在也开始逐渐进入加密货币行业。不可否认是,机器人交易从“头门沟”Mt.Gox 交易所开始就已经存在,但如今的主机托管却将算法交易带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水平。

Eric Wall 是 Coinnober 公司前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负责人,该公司已经被纳斯达克收购,他表示:


    “高频交易是一项大业务,每一家交易所运营商都逃不掉这个话题,而且有些加密货币交易所已经透露有华尔街公司正在与他们接触探索高频交易的可能性了。”



但 Eric Wall 认为,目前绝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还没有为高频交易需求做好充分准备,对于专注于散户投资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而言,高频交易仍是一个非常新的概念,同时也缺乏经验。


每天80万笔交易


按照  Huobi Russia 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的说法,自从 Huobi 俄罗斯办事处开设的六个月时间以来,已经有大约 50 个客户利用了其主机托管服务,将自己的服务器和 Huobi 的服务器置于同一个云端,而且使用相同的域名服务(DNS)作为交换机。这样一来,客户的交易速度将比其他用户快 70 至 100 被,Andrey Grachev 说道:


    “我们有一个客户每天会进行大约80万笔交易,而且这样的客户正变得越来越多。”



与使用云端服务器的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不同,ErisX 拥有一个专属的硬件批评引擎,该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透露,这个引擎被部署在位于新泽西州锡考克斯的Equinix数据中心里,而类似的匹配引擎基本上都会被部署在传统交易所、经纪公司或交易公司里,因此在数据中心里搭建服务器的交易者可以直接连接到ErisX的匹配引擎上。(ErisX在今年四月推出了多个加密货币现货交易所,最近又获得了监管机构批准开展期货业务)

“双子星”交易所(Gemini)成立于 2014 年,两位联合创始人是 CameronWinklevoss 和 Tyler Winklevoss 兄弟,他们也在 Equinix 部署了自己的主要交易平台并提供主机托管服务。根据“双子星”交易所官方网站透露,该交易所计划很快在Equinix的芝加哥数据中心提供另一个托管服务,并为多个证券交易所及其高频交易客户保留其硬件。

“双子星”交易所运营总经理 Jeanine Hightower-Sellitto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将会提供多种连接选项,以满足客户的需求,而且为客户提供的每种选择都是免费的。

不过,美国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在高频交易服务里似乎有些奇怪,他们今年关闭了芝加哥分部,而该部门一直致力于为包括主机托管在内的高频交易商提供服务。有消息称,Coinbase 当时之所以关闭该业务是为了优先提供其他机构服务。

Coinbase 公司拒绝对此时发表评论,但不知是否是巧合,刚刚在芝加哥开设办事处的“双子星”交易所却“挖来了” Coinbase 的一些前雇员。


有争议的做法


你会发现,很多加密货币交易所似乎开始探索高频交易业务了,但由于华尔街不光彩的历史,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会带来、甚至加剧不透明和不稳定等问题。

正如美国当代报告文学作家、知名财经记者、《大空头》原著者 Michael Lewis 在他的《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所说,算法股票交易员将他们的服务器放置于交易所附近,以获得比其他投资者更快的交易速度,能够在不到一秒时间内在市场中套利。

Michael Lewis 一阵见血地指出了高频交易的问题所在,在一些市场中,一些参与者的交易速度是普通用户的几百倍,他们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结果导致那些“非算法交易者“只能在较低的价格区间做选择。

此外,根据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2011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高频交易的另一个问题是会大大增加市场波动性。以 2010 年 5 月 6 日为例,当日美国大量股票价格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出现了大幅下跌和大幅回升,继而引发了所谓的“闪电崩盘“(Flash Crash),将普通交易者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像高频交易者那样做出快速反应,而高频交易者却能在这样的短时大幅波动中套利。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在 2012 年也指出,由于高频交易引发的技术故障导致企业损失了数亿美元资金,而且一些高频交易公司甚至还拥有交易所的股权。


市场正在变得越来越成熟


这里我们不得不提一个人,他就是 ErisX 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Matthew Trudeau 是知名股票交易所 IEX 的早期员工,也是《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提到的高频交易英雄,他一直认为高频套利和自动交易可以使市场受益。

Matthew Trudeau 认为,高频交易者正在帮助缩小不同交易所之间的价差,并使市场更有效率——包括加密市场,他说道:


    “这种现象在其他资产类别中已经发生,因为交易变得更加电子化和自动化,继而让做市商和套利者能够更有效地进行交易,从而改善价格形成、价格发现和流动性,套利机会也因此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少,这表明市场更加高效和成熟。”



然而对于高频交易来说,重要的是交易所和高频交易者需要基于市场披露的优惠条款达成交易,做到公开透明。对此,Matthew Trudeau 指出,以 ErisX 交易所为例,它为客户提供了透明、标准化的定价和连接选择,所有客户都使用相同的访问和费用条款。

另一家交易所 Huobi 也在努力确保所有客户在公平的环境中竞争,该交易所全球销售和机构业务负责人Lester Li 表示:


    “Huobi 的用户知道我们会监控任何滥用交易活动,我们还会不断提醒用户交易总会存在风险,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强烈建议用户在他们的可承受范围内进行交易并注意有可能涉及到的各种风险。”




保护散户投资者


不可否认,并非所有的交易所都能让“算法交易员“做到合规。

LGO Markets 是一家针对机构客户的小型交易所,今年年初刚刚成立,他们的做法与高频交易恰好相反——故意放慢每个人的交易速度。该交易所首席执行官 Hugo Renaudin 表示:


    “在进行高频交易匹配之前,订单会被分批手机,每批次的哈希值都会在比特币区块链中被记录——每个批次大约需要 500 毫秒才能形成,因此这可以作为交易的“减速带”。也能让每个交易者对平台活动获得相同的反馈。”



Kraken 交易所工程副总裁 Steve Hunt 也认为交易所并没有特殊对待高频交易客户,他解释说:


    “我们希望所有的客户都可以平等地在我们的平台上交易。”



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透露,他们暂时不会考虑提供主机托管服务,该交易所客户经理 Anatoly Kondyakov 在莫斯科举行的“精英投资者”聚会上告诉与会者,币安做出这一决定主要有两个理由:


    首先,币安希望保护散户投资人;

    其次,主机托管意味着要在某些特定司法管辖区内的“官方存在”,而币安目前不愿意这么做。




现在加密市场引入高频交易是不是太快了?


有些人认为,加密市场目前与传统金融行业之间的差距较大,因此向高频交易者提供托管服务会更有意义。旧金山交易所 OKCoin 金融市场主管 Wilfred Daye 表示:


    “现阶段,加密市场结构仍在发展,如果和股票和外汇市场相比的话,加密货币市场中其实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高频交易。从传统市场进入加密市场的交易者确实有主机托管需求,但这个问题基本上是一次性的,而不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所以 OKcoin 不会提供此服务。”



市场数据平台 Coinroute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David Weisberger 对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持怀疑态度,他的理由是:加密市场是去中心化且高度波动性的,以至于一些能够在股票上发挥作用的“套路”在比特币上无效。David Weisberger 认为高频交易前端运行的概念与加密货币关系不大,而且不同加密货币交易所之间的价格差异远大于传统证券市场,他解释说:


    “在期货或股票中,最小报价变化相对较大,差价的出价报价通常也很稳定,你往往能以相同的价格提供大量报价。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价格发生变化,很快就会出现在队列的前面,而那些队列前面的那些订单是有利可图的,后面的订单可能就无法获得太多利润。而在加密市场中,价格变化非常小,因此并不需要使用高频交易。”



此外,加密货币交易所分散在世界各地,即便你的服务器与一家交易所合并,同样需要等待几秒时间才能让币安这样的大交易所完成交易数据更新。

David Weisberger 认为,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他最后说道:


    “将军们总是花时间思考怎么把上一场仗打好,投资者也总是希望之前的经济周期能够再次出现,人们总是愿意做自己习惯的事情。”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high-frequency-trading-is-new-battleground-in-crypto-exchange-race, Coindesk
作者:Anna Baydakova
译者:Moni 

2019半年复盘:极夜、暖春、盛夏以及最美的期待

市场xco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1 11:06 • 来自相关话题

短短半年,我们走出熊市,迎来了新一轮小牛。6个月间,有绚烂的烟火,也不缺遗憾的泪水,从比特币到以太坊,从孙宇晨到比特大陆,小葱带你一文看尽过去181天币圈发生了什么。



短短半年时间,甚至都没感受到明显的季节更替,市场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8年一整年的熊市让市场情绪在去年年底彻底坠至谷底,比特币自20000美元一路走低,并在去年12月中旬跌到了3100附近,并就此启动了长达三个多月的极端弱势区间内的横盘震荡,而2019年整个第一季度,市场都一直沉浸在这种看不到未来的“极夜”状况之中。

不过也正是在这种市场情绪几乎将至冰点的状况下,新的变局在今年二季度的第二天,出现了。

北京时间4月2日中午12:00,比特币价格自4180美元附近快速启动,行情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快速飙涨至5000美元一线,国内投资者午觉醒来看到的近20%涨幅,正式拉开了今年上半年小牛市的大幕。而在昨天凌晨,比特币价格盘中最高一度触及14000美元一线,价格在不到三个月时间里涨近10000美元,涨幅超过200%。

在比特币持续发力的同时,数字货币市场高联动性的特性直接带动其他主流币种在过去一段时间里迎来了新一轮普涨行情,如文初热力图所示,市值靠前的币种今年上半年平均涨幅几乎达到了100%以上水平,这种集体翻倍的市场表现,让压抑了许久的市场情绪快速爆发,同时也让数字货币这个新兴市场又一次回到了聚光灯下。


最大收获:平台币板块快速成熟


除比特币以外,热力图中BNB以及HT两大平台币表现非常抢眼,BNB自今年年初以来取得了超500%的惊人涨幅,而HT表现相对较弱,但是也跑赢了BTC,并取得了超250%的半年涨幅。因此平台币板块在上半年取得可观涨幅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巩固了自身板块的“独立性”。

从传统概念上理解,主流币种,甚至说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基本上都与比特币保持高度正相关运行。而这种状况在去年的熊市过程中不断得以“验证”,而这种联动性并不是什么“好消息”,直接导致市场丰富度有所下降,而这就会使得数字资产配置很难有效进行风险控制,毕竟如若市场上所有币种全部同涨同跌,那么进行分批配置将不具有真正的价值和意义。

不过在今年上半年的普涨过程中,BNB与HT的上涨节奏与BTC其实并不是非常一致,这两大最具代表性的平台币基本保持同涨同跌的情况下,与以BTC为代表的主流币种之间节奏在短周期图形中有非常明显的差异化体现。而在短期内市场出现大幅回调的过程中,HT几乎没有任何下跌跟进的强势表现让市场的偏强姿态更是进一步巩固了这一观点。

由此可见,主流交易所平台币正在快速进化为数字资产配置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一定比例的配置目前看来能够实现在比特币引领大部分主流币种普跌时控制风险。


最不一样的烟火:IEO


今年上半年,IEO火了,火的非常彻底。

币安在2017年推出的Launchpad平台在沉寂了一年多之后,在今年上半年的重启几乎在一瞬间引爆了整个市场,BTT、FET两个项目瞬间完成众筹后。IEO神话就此扬帆起航,Bittrex、火币、OKEx等主流交易所纷纷推出了自己的IEO平台,而项目上线后的抢眼表现让这把火越烧越旺,截至六月初,币安交易所IEO上线后平均收益率高达501%,OKEx IEO平均收益率272%,火币IEO平均收益率也达到了186%。

IEO这个“玩法”,简单来说就是项目方只需要得到交易所的认可,就可以在交易所内进行众筹,而投资者可以用平台币参与众筹购买代币,众筹完毕之后项目即可在交易平台上线。因此,交易所相当于把项目方的工作一站式完成了。

以前交易所在市场中更多起到一个中介作用,简单连接投资人和项目方,但现在交易所通过IEO平台,瞬间站到了项目方、投资人社群的生态链顶端,通过自家平台币衔接,成为了交易生态中的王者。这也就是为何交易所对于IEO如此推崇的主要原因,甚至没有之一。

但是这场无比绚烂的“烟火表演”,真的是长久之计吗?

实际上,IEO是人们对市场的信任消耗光了以后,将仅剩的一点信任转嫁给了头部交易所,交易所成了项目背书和站台人的角色。其实,IEO的风险并没有消失。因为项目还是那一批项目,不同的是以交易所为背书进行了一次筛选,但依旧是高风险的区块链项目。

而这也就会导致一旦项目出现破发等问题,投资者“质疑”的目标就会从项目方转嫁到区块链生态顶端的交易所。因此对于头部交易所来说,IEO实则非常危险,是一个“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残酷游戏。

而正是因为交易所逐渐意识到这一风险后,爆发之初的疯狂态势很快平息,随着最近一段时间主流币种纷纷走强,IEO的关注度遭到进一步分散转移,头部交易所上线IEO项目的频率也大大放缓,就此,上半年IEO的疯狂演出,已经几近落幕。


最美的期待:BTC,真正的挑战刚刚到来


经历了最近两个月的快速上涨后,BTC目前已经顺利站上了10000美元整数关口,不过在过去几个交易日内,行情的单边上涨势头出现了明显的停滞迹象,价格短暂触及14000一线未果后并未能够顺利实现上破,并在短时间内快速回探至10000附近。

不过在近几个交易日内BTC一直围绕在11500这一关键位置附近震荡反复,其实并不令人意外,也仍然让上半年的小牛市继续保持留下了一线生机。

11500位置,恰好是BTC自2017年年底历史高点跌至去年年底3100附近低点这波长达一整年的下跌波段反抽半分位关键阻力位置。与此同时,该区域还存在去年二月底至三月初两波反弹高点重叠。因此该位置的技术参考价值非常可观。

而BTC短期内在该位置附近的盘整其实还是在对于这一阻力遭到突破后转化成的支撑进行企稳判定。而价格并未在14000关口受挫后的急跌过程中迅速跌穿11500位置,也让上半年的单边上涨势头有望继续保持,而真因为此,如若BTC能够在最近一段时间的日线收线,以及周线收线等等节点连续确认这一支撑守稳不破,后市进一步上涨的空间将仍然存在。

就当前技术形态来看,如若行情在对于11500一线的试探过程中多方防线崩溃,那么在未来几个月内BTC或将回归到8000-12000这一区间内宽幅震荡的状况之中,BTC上半年的小牛料将到此为止。而如若BTC能够完成对于14000整数关口的进一步向上突破,价格将进入到一个技术阻力相对稀缺的区域,更强阻力有望直接上看至16000-17000区域,而这无疑也将成为今年下半年“最美的期待”


上半年这十件大事,一定不能忘


2019上半年即将过去。在币圈摸爬滚打的各位玩家,还有几位能记得被刷屏的焦点事件?又还有几位能回忆起被热搜的有料新闻。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不记得太正常,只怪时代变化太快,注意力记忆力实在又太有限。小葱年中敲黑板划重点:上半年知道这十件事,币圈的信息储备就够了。


一、以太坊“君士坦丁堡硬分叉”被延期

1月16日,市场预热已久的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升级爆出新安全漏洞,导致该计划继去年十月Ropsten测试网上线出现问题后再度遭到推迟。

3月1日,以太坊区块高度达到7280000,君士坦丁堡及圣彼得堡升级启动。同时通过Geth和Parity节点观察到在区块高度7280000之后出块稳定,这说明以太坊硬分叉已经成功。

在启动升级之后,以太坊前15个区块在5分钟内被打包。区块奖励已降至两个ETH,日减产量随之降低。升级后,以太坊价格波动不大。


二、摩根大通将发行加密货币JPM Coin

2月16日,摩根大通表示即将推出加密货币“JPM Coin”,几个月内会启动测试。最初该代币将用于实时结算批发支付业务客户之间的一小部分交易。此外,只有获得监管机构批准的主要机构客户才可使用该代币。

JPM Coin非常类似于目前市场上的稳定币,因为每个代币将代表一美元。客户存款后,摩根大通将发行代币,而客户在区块链上使用代币付款或购买证券后,银行将销毁代币并退回等值美元。

摩根大通认为,JPM Coin将可用于三个领域:大型企业客户的国际支付、证券交易以及使用摩根大通资金业务的大型企业。


三、国内首批区块链备案名单出炉

3月31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网公布了第一批共197个区块链信息服务名称及备案编号,涉及到164家公司。

被认为是互联网巨头的“BATJ”(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等多家知名公司都在备案名单之中。

从地域来看,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北京获得的备案数量最多,其次是广东和上海。

区块链备案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区块链行业走向更加规范化,但并不完全意味着对网信办企业的认可和肯定,更多的是一个“报名”和记录。


四、比特大陆“梦碎”港交所

3月26日,港交所披露信息显示,矿机巨头“比特大陆”招股书已失效,意味着赴港上市暂时无望。

这加上此前已经失效的“嘉楠耘智”、失效并再次提交申请的“亿邦国际”,世界三大矿机厂商的港交所初次IPO之路均以失败告终。

6 月 21 日,外媒透露比特大陆正在重启 IPO 计划,准备在今年下半年尽快赴美上市,IPO 融资目标在 3 亿至 5 亿美元。


五、Bitfinex深陷司法丑闻

4月25日,纽约总检察长Letia James宣布,她的办公室获得法院命令,责成Bitfinex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运营商iFinex Inc.和“tether”虚拟货币发行人Tether Limited及其相关实体立刻停止继续违反纽约法律的活动。

James指控,“我们的调查已经确定‘Bitfinex’交易平台的运营商,他们控制着‘tether’虚拟货币,他们通过混合客户和公司资金的方式,掩盖自己8.5亿美元的损失。”


六、富达将推出针对机构投资者的比特币交易服务

5月6日,富达集团旗下的 Fidelity Digital Assets 将在最近几周推出比特币交易服务,此交易服务将面对机构投资者,而非散户。

Fidelity Digital Assets 目前已经开始提供加密货币托管服务,仅邀请个别选定的客户。

富达发言人Arlene Roberts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我们目前在平台上支持一些精选的客户。会根据客户的需要、司法管辖区及其他因素,在未来数周及数月继续推出我们的服务。目前,服务重点是比特币。”


七、“币安”被黑客攻击 7000多枚比特币被盗

5月8日凌晨,世界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发生黑客攻击事件,丢失7074枚比特币,价值约4100万美元。

黑客这种切割转账活动或是用于向其他方支付,或是企图扰乱资金来源,以便成功洗钱套现。而分散后的部分资金很可能已被成功抛售套现。

比特币被盗一经传出,不足一小时,比特币价格大跌3%,市值蒸发27亿美元。币安共有35万枚比特币,被盗的7000枚BTC约占币安BTC总持股量的2%。


八、币圈90后孙宇晨创纪录拍下巴菲特午餐

6月1日,90后波场TRON创始人、BitTorrent CEO孙宇晨以4567888美元的天价创纪录拍下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

孙宇晨此前曾表达想邀请币圈大佬吴忌寒、赵长鹏、李林等人共同赴宴的想法,但赵长鹏已谢绝,李林则称委派高管参加。

而随着孙宇晨高调上热搜,他5年前与搜狗CEO王小川的旧事被重新拿出来热炒。当时,王小川对孙宇晨的评价为“骗子”。


九、Facebook发加密货币Libra

6月18日, Facebook发布了名为“Libra”的加密货币的项目白皮书,引发全球广泛关注。

根据白皮书, Libra采用联盟链架构,已经与包括投资机构、区块链、社交媒体、通讯公司、电子商务、共享出行、非营利组织、音乐、旅行、支付等多个领域的29家机构取得合作,

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Libra出现之后,马化腾就迅速表示,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

美国众议院官员要求Facebook在有关部门审查之前停止发行Libra;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则表示不担心Libra会取代法定货币。


十、比特币归来!再次站上1万美元

6月21日,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再次突破1万美元大关。2017年12月早些时候,在加密货币“泡沫”破裂之前,比特币价格曾飙升140%,达到19511美元的历史高点。

自今年年初以来,比特币价格已经飙升了173%,过去一个月的涨幅超过27%。2019年前4个月的交易价格在3000美元至4000美元之间。

2016年末至2018年间,比特币价格从区区几百美元飙升至逾2万美元,在2017年12月达到历史最高峰后,又大幅回落;仅2018年,比特币价格就下跌了74%,并在2018年12月的时候触及约3100美元的近期低点。


作者 | 于文帅、胡琛 查看全部
520d6f6c-6e2f-4049-9909-3a8e441962fd.jpg


短短半年,我们走出熊市,迎来了新一轮小牛。6个月间,有绚烂的烟火,也不缺遗憾的泪水,从比特币到以太坊,从孙宇晨到比特大陆,小葱带你一文看尽过去181天币圈发生了什么。




短短半年时间,甚至都没感受到明显的季节更替,市场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8年一整年的熊市让市场情绪在去年年底彻底坠至谷底,比特币自20000美元一路走低,并在去年12月中旬跌到了3100附近,并就此启动了长达三个多月的极端弱势区间内的横盘震荡,而2019年整个第一季度,市场都一直沉浸在这种看不到未来的“极夜”状况之中。

不过也正是在这种市场情绪几乎将至冰点的状况下,新的变局在今年二季度的第二天,出现了。

北京时间4月2日中午12:00,比特币价格自4180美元附近快速启动,行情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快速飙涨至5000美元一线,国内投资者午觉醒来看到的近20%涨幅,正式拉开了今年上半年小牛市的大幕。而在昨天凌晨,比特币价格盘中最高一度触及14000美元一线,价格在不到三个月时间里涨近10000美元,涨幅超过200%。

在比特币持续发力的同时,数字货币市场高联动性的特性直接带动其他主流币种在过去一段时间里迎来了新一轮普涨行情,如文初热力图所示,市值靠前的币种今年上半年平均涨幅几乎达到了100%以上水平,这种集体翻倍的市场表现,让压抑了许久的市场情绪快速爆发,同时也让数字货币这个新兴市场又一次回到了聚光灯下。


最大收获:平台币板块快速成熟


除比特币以外,热力图中BNB以及HT两大平台币表现非常抢眼,BNB自今年年初以来取得了超500%的惊人涨幅,而HT表现相对较弱,但是也跑赢了BTC,并取得了超250%的半年涨幅。因此平台币板块在上半年取得可观涨幅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巩固了自身板块的“独立性”。

从传统概念上理解,主流币种,甚至说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基本上都与比特币保持高度正相关运行。而这种状况在去年的熊市过程中不断得以“验证”,而这种联动性并不是什么“好消息”,直接导致市场丰富度有所下降,而这就会使得数字资产配置很难有效进行风险控制,毕竟如若市场上所有币种全部同涨同跌,那么进行分批配置将不具有真正的价值和意义。

不过在今年上半年的普涨过程中,BNB与HT的上涨节奏与BTC其实并不是非常一致,这两大最具代表性的平台币基本保持同涨同跌的情况下,与以BTC为代表的主流币种之间节奏在短周期图形中有非常明显的差异化体现。而在短期内市场出现大幅回调的过程中,HT几乎没有任何下跌跟进的强势表现让市场的偏强姿态更是进一步巩固了这一观点。

由此可见,主流交易所平台币正在快速进化为数字资产配置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一定比例的配置目前看来能够实现在比特币引领大部分主流币种普跌时控制风险。


最不一样的烟火:IEO


今年上半年,IEO火了,火的非常彻底。

币安在2017年推出的Launchpad平台在沉寂了一年多之后,在今年上半年的重启几乎在一瞬间引爆了整个市场,BTT、FET两个项目瞬间完成众筹后。IEO神话就此扬帆起航,Bittrex、火币、OKEx等主流交易所纷纷推出了自己的IEO平台,而项目上线后的抢眼表现让这把火越烧越旺,截至六月初,币安交易所IEO上线后平均收益率高达501%,OKEx IEO平均收益率272%,火币IEO平均收益率也达到了186%。

IEO这个“玩法”,简单来说就是项目方只需要得到交易所的认可,就可以在交易所内进行众筹,而投资者可以用平台币参与众筹购买代币,众筹完毕之后项目即可在交易平台上线。因此,交易所相当于把项目方的工作一站式完成了。

以前交易所在市场中更多起到一个中介作用,简单连接投资人和项目方,但现在交易所通过IEO平台,瞬间站到了项目方、投资人社群的生态链顶端,通过自家平台币衔接,成为了交易生态中的王者。这也就是为何交易所对于IEO如此推崇的主要原因,甚至没有之一。

但是这场无比绚烂的“烟火表演”,真的是长久之计吗?

实际上,IEO是人们对市场的信任消耗光了以后,将仅剩的一点信任转嫁给了头部交易所,交易所成了项目背书和站台人的角色。其实,IEO的风险并没有消失。因为项目还是那一批项目,不同的是以交易所为背书进行了一次筛选,但依旧是高风险的区块链项目。

而这也就会导致一旦项目出现破发等问题,投资者“质疑”的目标就会从项目方转嫁到区块链生态顶端的交易所。因此对于头部交易所来说,IEO实则非常危险,是一个“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残酷游戏。

而正是因为交易所逐渐意识到这一风险后,爆发之初的疯狂态势很快平息,随着最近一段时间主流币种纷纷走强,IEO的关注度遭到进一步分散转移,头部交易所上线IEO项目的频率也大大放缓,就此,上半年IEO的疯狂演出,已经几近落幕。


最美的期待:BTC,真正的挑战刚刚到来


经历了最近两个月的快速上涨后,BTC目前已经顺利站上了10000美元整数关口,不过在过去几个交易日内,行情的单边上涨势头出现了明显的停滞迹象,价格短暂触及14000一线未果后并未能够顺利实现上破,并在短时间内快速回探至10000附近。

不过在近几个交易日内BTC一直围绕在11500这一关键位置附近震荡反复,其实并不令人意外,也仍然让上半年的小牛市继续保持留下了一线生机。

11500位置,恰好是BTC自2017年年底历史高点跌至去年年底3100附近低点这波长达一整年的下跌波段反抽半分位关键阻力位置。与此同时,该区域还存在去年二月底至三月初两波反弹高点重叠。因此该位置的技术参考价值非常可观。

而BTC短期内在该位置附近的盘整其实还是在对于这一阻力遭到突破后转化成的支撑进行企稳判定。而价格并未在14000关口受挫后的急跌过程中迅速跌穿11500位置,也让上半年的单边上涨势头有望继续保持,而真因为此,如若BTC能够在最近一段时间的日线收线,以及周线收线等等节点连续确认这一支撑守稳不破,后市进一步上涨的空间将仍然存在。

就当前技术形态来看,如若行情在对于11500一线的试探过程中多方防线崩溃,那么在未来几个月内BTC或将回归到8000-12000这一区间内宽幅震荡的状况之中,BTC上半年的小牛料将到此为止。而如若BTC能够完成对于14000整数关口的进一步向上突破,价格将进入到一个技术阻力相对稀缺的区域,更强阻力有望直接上看至16000-17000区域,而这无疑也将成为今年下半年“最美的期待”


上半年这十件大事,一定不能忘


2019上半年即将过去。在币圈摸爬滚打的各位玩家,还有几位能记得被刷屏的焦点事件?又还有几位能回忆起被热搜的有料新闻。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不记得太正常,只怪时代变化太快,注意力记忆力实在又太有限。小葱年中敲黑板划重点:上半年知道这十件事,币圈的信息储备就够了。


一、以太坊“君士坦丁堡硬分叉”被延期

1月16日,市场预热已久的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升级爆出新安全漏洞,导致该计划继去年十月Ropsten测试网上线出现问题后再度遭到推迟。

3月1日,以太坊区块高度达到7280000,君士坦丁堡及圣彼得堡升级启动。同时通过Geth和Parity节点观察到在区块高度7280000之后出块稳定,这说明以太坊硬分叉已经成功。

在启动升级之后,以太坊前15个区块在5分钟内被打包。区块奖励已降至两个ETH,日减产量随之降低。升级后,以太坊价格波动不大。


二、摩根大通将发行加密货币JPM Coin

2月16日,摩根大通表示即将推出加密货币“JPM Coin”,几个月内会启动测试。最初该代币将用于实时结算批发支付业务客户之间的一小部分交易。此外,只有获得监管机构批准的主要机构客户才可使用该代币。

JPM Coin非常类似于目前市场上的稳定币,因为每个代币将代表一美元。客户存款后,摩根大通将发行代币,而客户在区块链上使用代币付款或购买证券后,银行将销毁代币并退回等值美元。

摩根大通认为,JPM Coin将可用于三个领域:大型企业客户的国际支付、证券交易以及使用摩根大通资金业务的大型企业。


三、国内首批区块链备案名单出炉

3月31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网公布了第一批共197个区块链信息服务名称及备案编号,涉及到164家公司。

被认为是互联网巨头的“BATJ”(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等多家知名公司都在备案名单之中。

从地域来看,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北京获得的备案数量最多,其次是广东和上海。

区块链备案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区块链行业走向更加规范化,但并不完全意味着对网信办企业的认可和肯定,更多的是一个“报名”和记录。


四、比特大陆“梦碎”港交所

3月26日,港交所披露信息显示,矿机巨头“比特大陆”招股书已失效,意味着赴港上市暂时无望。

这加上此前已经失效的“嘉楠耘智”、失效并再次提交申请的“亿邦国际”,世界三大矿机厂商的港交所初次IPO之路均以失败告终。

6 月 21 日,外媒透露比特大陆正在重启 IPO 计划,准备在今年下半年尽快赴美上市,IPO 融资目标在 3 亿至 5 亿美元。


五、Bitfinex深陷司法丑闻

4月25日,纽约总检察长Letia James宣布,她的办公室获得法院命令,责成Bitfinex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运营商iFinex Inc.和“tether”虚拟货币发行人Tether Limited及其相关实体立刻停止继续违反纽约法律的活动。

James指控,“我们的调查已经确定‘Bitfinex’交易平台的运营商,他们控制着‘tether’虚拟货币,他们通过混合客户和公司资金的方式,掩盖自己8.5亿美元的损失。”


六、富达将推出针对机构投资者的比特币交易服务

5月6日,富达集团旗下的 Fidelity Digital Assets 将在最近几周推出比特币交易服务,此交易服务将面对机构投资者,而非散户。

Fidelity Digital Assets 目前已经开始提供加密货币托管服务,仅邀请个别选定的客户。

富达发言人Arlene Roberts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我们目前在平台上支持一些精选的客户。会根据客户的需要、司法管辖区及其他因素,在未来数周及数月继续推出我们的服务。目前,服务重点是比特币。”


七、“币安”被黑客攻击 7000多枚比特币被盗

5月8日凌晨,世界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发生黑客攻击事件,丢失7074枚比特币,价值约4100万美元。

黑客这种切割转账活动或是用于向其他方支付,或是企图扰乱资金来源,以便成功洗钱套现。而分散后的部分资金很可能已被成功抛售套现。

比特币被盗一经传出,不足一小时,比特币价格大跌3%,市值蒸发27亿美元。币安共有35万枚比特币,被盗的7000枚BTC约占币安BTC总持股量的2%。


八、币圈90后孙宇晨创纪录拍下巴菲特午餐

6月1日,90后波场TRON创始人、BitTorrent CEO孙宇晨以4567888美元的天价创纪录拍下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

孙宇晨此前曾表达想邀请币圈大佬吴忌寒、赵长鹏、李林等人共同赴宴的想法,但赵长鹏已谢绝,李林则称委派高管参加。

而随着孙宇晨高调上热搜,他5年前与搜狗CEO王小川的旧事被重新拿出来热炒。当时,王小川对孙宇晨的评价为“骗子”。


九、Facebook发加密货币Libra

6月18日, Facebook发布了名为“Libra”的加密货币的项目白皮书,引发全球广泛关注。

根据白皮书, Libra采用联盟链架构,已经与包括投资机构、区块链、社交媒体、通讯公司、电子商务、共享出行、非营利组织、音乐、旅行、支付等多个领域的29家机构取得合作,

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Libra出现之后,马化腾就迅速表示,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

美国众议院官员要求Facebook在有关部门审查之前停止发行Libra;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则表示不担心Libra会取代法定货币。


十、比特币归来!再次站上1万美元

6月21日,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再次突破1万美元大关。2017年12月早些时候,在加密货币“泡沫”破裂之前,比特币价格曾飙升140%,达到19511美元的历史高点。

自今年年初以来,比特币价格已经飙升了173%,过去一个月的涨幅超过27%。2019年前4个月的交易价格在3000美元至4000美元之间。

2016年末至2018年间,比特币价格从区区几百美元飙升至逾2万美元,在2017年12月达到历史最高峰后,又大幅回落;仅2018年,比特币价格就下跌了74%,并在2018年12月的时候触及约3100美元的近期低点。


作者 | 于文帅、胡琛

估值模型分析BNB、HT、KCS等平台币:寻找投资的安全边际

投研blockbeats 发表了文章 • 2019-06-14 11:11 • 来自相关话题

在数字加密货币的世界里,一共存在两种共识,这两种共识也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投资心理。

第一种共识是理性共识,第二种是非理性共识。前者的共识币价反映出投资者对于投资回报的理性分析和判断,比如市场需求、商业模式、成本核算等,他们做出的投资决策往往都是可管理性的;后者的共识反映在币价上就是非理性的,社区认为某个币能涨到多少,它就应该涨到多少,涨不到就是庄家不给力或者项目方不给力。

前者在一些老牌的区块链项目代币上反映的比较充分,因为这类项目已经将大部分非理性的投资者清洗出局,持有者中有大量机构投资者。机构投资者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认为安全的投资标的比高回报高风险的投资标的更可靠,毕竟他们要对自己所管理的资产负责。

而非理性的共识则期待市场发生异动,包括大户拉盘、项目方发布利好消息等。但这类项目一般在几波热度,或称「三浪/五浪」打完之后,便销声匿迹,沉没于市场大浪里。或许针对这类投资者,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可以给出一些更安全、稳妥的代币分析方法,帮助他们在投资的安全边际上寻求更安全的 Token。

我们将以被媒体评为小币安的 KuCoin 平台币 KuCoin Shares(KCS)作为分析目标,使用多种 Token 分析模型和理论对其进行分析,或许能帮助投资者更好地理解如何在牛熊尚不明朗的市场中找到更安全的投资标的。

在上次与 KuCoin 交易所 CEO Michael Gan 沟通完之后,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一直与交易所和社区保持联系。通过国外分析师的分析、我们在社群中发现的言论以及国内媒体对 KCS 的追捧,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越发对 KCS 的估值感兴趣,这是项目方在拉盘的信号?还是社区炒作的信号?KCS 真的是被严重低估的吗?


Token 估值模型分析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去年 6 月份曾经发表过一篇名为《顶级基金都在使用的 5 种 Token 估值模型》,该文章通过长期的 Token 投资、阅读大量相关资料,尽量市场泡沫的影响,有意绕开所谓内幕消息,寻求真正有效的币圈价值投资公式,最终发现多种可靠、可信的 Token 估值模型。以及目前新出现的一种名为 TVEV 的交易量估值模型。

现在我们将其中的四种理论和模型应用到 KCS 上,进行分析:


交易额与市场分析——TVEV 模型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首先要给各位介绍的是 TVEV 模型,它可以通过简单的价格和市值结算来判断一个交易所平台代币是否被高估或者被低估。该模型的提出者是 CoinFi 机构的作者 Alex Svanevik。

在 Alex Svanevik 发表的报告《The Value of Exchange Tokens: Comparing Binance, Huobi, and KuCoin(交易所代币价值:对比币安、火币和 KuCoin)》中对 KuCoin、火币、币安三家数字资产交易所的平台代币进行了分析,通过对应用类型、估值模型、TVEV 模型(代币估值 to 交易所估值模型)进行对比分析,发现 TVEV 模型可以有效且简单地评判平台币估值。

根据 TVEV 模型,平台币市值÷交易所日交易额=TVEV,得出的数值可以反映出平台币的价格是否被高估或低估。下图可见,TVEV 模型中,数值越高,Token 被低估的水平就越高:






Alex 认为,投资者持有 KCS 可以获得多种空投奖励,这一模式比火币和币安更先进、更有价值,同时,BNB 和 HT 的价格已经达到了历史新高而且 TVEV 曲线几乎一致,相比之下,KCS 在这轮牛市中表现地格外冷静,其价值与市场交易量并不对等。据此可以理解为 Alex 认为 KCS 代币的价值被严重低估,有大量上涨空间。

此外,Alex 还对 OKB 的价值进行了同样的 TVEV 模型分析,假设 OKEx 和 Binance 等交易所模型一致,基于目前 OKEx 的交易量,计算出 OKB 的价格应该在 3.8 美元左右,而 OKB 上架交易时的价格为 3.7 美元,基本验证了该模型的可靠性。


收集可靠数据进行理性判断







社区的热情和共识也能反映出交易所平台代币的价格差异。在币安的社区里,我们几乎每分钟都能看到有人在讨论 BNB 价格,还能时不时地看到有人在讨论 BNB 取代 ETH 作为新一代公链的言论。BNB 社群普遍认为 BNB 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在没有新的利好和新的项目上市前,价格能维持住已经实属不易。此前赵长鹏也在 Twitter 表示自己看不到 BNB 的终点在哪里。

而在 KuCoin 的社区里(KuCoin 海外社区规模几乎与币安相当,币安、KuCoin、OKEx、火币的英文 Telegram 社群粉丝分别约为 9 万、7 万、5 万、2 万),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看到了大量投资者「怒其不争」。几乎所有人都一致的认为 KCS 的估值被低估,社区内认为短期内达到 5 美元,如果牛市在下半年继续回归的话,很有可能继续重回 20.54 美元的历史最高位置。


简单粗暴的相对估值法


相对估值法是一种比较简单、便捷的估值方法,通过对比同行业已上市公司的交易量、流通数据、价格、回购 Token 等各种指标,为目标项目进行估值。

我们以 Binance 的 2019 年第一季度的回购数据和 KuCoin 的 2019 年第一季度回购数据进行相对估值对比。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认为,回购销毁数据可以真实地反映交易所的真实经营状况。





目标平台币估价=(目标平台币销毁量*对比平台币价格)/对比平台币销毁量


据此可得,KuCoin Shares 的价格根据这一相对估值法得到 135 元的价格预测。但这与目前 8 元的价格差距非常大,该方法或许并不适合 KCS 的估值判断。或许 KCS 社区中提到的 20 刀价格,是基于这一模型进行计算的。

但我们在做分析的时候,并不能只靠某一个模型或者算法就进行判断,需要更多理性支持。


V神的偏爱——费雪方程式


费雪方程式是一种适合底层公链的估值测算方法。以太坊创始人曾在博客和 Twitter 上多次提到这一对区块链项目估值的方法,他认为这是一种非常适合交易媒介类 Token 的估值方法。

费雪方程式为 MV=PQ,它在经济学上的意义不亚于爱因斯坦在物理学上的质能方程 E=MC^2。该方程式不仅在传统经济领域颇受信赖,在通证经济领域也很受欢迎。其中 M 表示货币流通总量(也可以理解为 Token 的流通市值),V 表示货币的流通速度(换手率),P 表示商品的平均价格(Token 平均价格),Q 表示商品的总量(流通量)。

据此,我们可以测算一个 Token 的流通市值 M=PQ/V。6 月 10 日,KCS 价格为 7.48 元,供应总量为 8900 万枚,换手率为 10%。据此可得在费雪方程式计算下,KCS 市值为 66 亿人民币。而当前 KCS 的市值仅为 6.7 亿人民币,这一数字差距可以作为投资时的一个重要参考。

毕竟 V 神、各类通证研究院都会在分析 Token 时使用这一方程式,它在作出决策参考时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全球通用的透明度溢价


在区块链领域,还有一种自律行为即企业自己选择及时公开财务信息,满足投资者对于公司目前财务状况的投资心理需求。在传统金融市场中,按时、定期曝光财务数据、聘请专业的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的上市公司一般都表现的比较不错。

在区块链行业内,财务透明的公司可以享受更高的市场溢价。在财务透明度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是 Iconomi、币安等交易所,他们会定期披露完整的财务数据,并包括运营、合规、规划、团队情况等信息。

在这一方面,KuCoin 也做得不错,并且能够履约。下面会提到 KuCoin 在合规方面对 Token 持有者履行了约定,其信用记录较佳。

当然,我们呼吁币安、火币、KuCoin 等交易所对财务数据更加透明一些,包括人员流动等,而不是以「去中心化运行」等借口来搪塞。更公开透明的态度,不仅会获取投资者的信心,还能有效地提振 Token 的市场表现。


不可忽视的生态建设增值


除了在理论和数据层面的分析外,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还在交易所生态建设、合规运营、项目孵化方面进行了调查。我们发现,作为后来者,KuCoin 还是能跟上币安、火币等「老哥们」的脚步的,而且因为有前人做出示范,他们在项目选择上似乎更有眼光。

作为一家成立时间并不久的交易所,KuCoin 在 2018 年就开始了生态的布局,包含投资多个区块链项目、完善法币入金渠道、寻求去中心化交易所解决方案等。在 2018 年,KuCoin 投资了 BitCoin.au,与前高盛欧洲团队创办的 GetEX 达成战略合作,即将上线美元入金渠道。

此外,因为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的需求正在增加,但 KuCoin 并不打算走传统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思路,而是准备在 DEX 上做出一些突破。以币安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为例,它做到了交易公开和透明,但是却对币种的选择有限制,可以看到一些保护主义的身影,这有违去中心化的宗旨。KuCoin 的内部人士向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透露,他们正在与波士顿的 ARWEN 团队联手打造去中心化解决方案,现已上线 Beta 版本,对部分国家开放公测。






距离上次采访 KuCoin CEO Michael 已经过去了接近 2 个月的时间,在采访中,他曾经提到 KuCoin 正在做合规方面的努力,让数字加密资产向更多的投资者和地区合法铺开推广。2 个月过去了,KuCoin 已经拿到了爱沙尼亚的加密货币牌照,并且正在努力地在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沟通,更快地推进。但是相比于区域合规,全球合规的难度还是艰巨。

更让我们觉得吃惊的是 KuCoin Shares 作为 KuCoin 的生态代币,已经紧跟 BNB 的步伐,成功地拓展成为生态燃料。在 ETHLend 应用中,用户可以使用 KCS 进行贷款;在 ADAMANT Messenger 加密匿名聊天 App 里,用户可以实现 KCS 的实时转账;在 AavePay 里,用户的 KCS 可以直接用来购买欧元等法币;在 PlayGame 里,KCS 也可以用于购买游戏道具和线下法币入金购买 KCS;在 SwirlPay 购物平台,使用 KCS 进行支付,可以免除用户付款手续费;通过和 CoinPayments 合作,全球 240 万商家可以接受 KCS 付款;还有,在 Whopper 上可以直接购买 KCS 定制的实体储值卡。






据了解,KuCoin 还将持续加大对生态和项目的投资,Aergo、Ankr、Open 等项目都属于 KuCoin 孵化和首发的项目。相比于只提供资金和代币托管的「孵化」,创业团队更喜欢这类能够融入生态的投资和支持。这也是为什么库币为什么能够获得越来越多项目青睐的原因。


韭菜的共识也是币圈的一种共识


根据格雷厄姆的无效市场理论,投资者应该去挖矿更具安全边际的低估值比重,投资者将会有所收获。它认为人的认知并不能达到完美,所有的认识都是有缺陷的或是歪曲的,人们依靠自已的认识对市场进行预期,并与影响价格的内在规律价值规律相互作用,甚至市场的走势操纵着需求和供给的发展,这样他就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我们所要对付的市场并不是理性的,是一个无效市场。

很显然,目前的区块链市场以及区块链服务市场都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这是一个非常不理想的交易市场。正如我们上面提到的,在 KCS 社群中,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喊单,甚至有人将 KCS 的价格看到 20 美元(目前为 1.2 美元),这就是无效市场的一个重要表现。

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在非理性的市场里,发现低价值项目并进行投资,无论是 Old Money 还是 New Money,他们都乐于这么做。

回到上面分析的 KuCoin Shares,它其实更偏向于面向普通投资者的交易所股权,它具备其他平台币的所有特质,但是也包括了一个新兴企业快速发展的可能性。这与币安最开始对 BNB 的定义一致,并且无论是币安还是 KuCoin,都将这一路线坚持了下去。其中,KCS 非常符合各种估值和理论下的价格低谷 Token。同时,在各家平台币都有不错表现的今年上半年,KCS 的投资者也有所收获,今年 2 月,在 BTC 一直低位徘徊之际,KCS 曾一度跌到约 2.3 元人民币,以目前约 8.5 元的价格来看,也有近 270% 的涨幅。 查看全部
kukoin_banner_21.jpg

在数字加密货币的世界里,一共存在两种共识,这两种共识也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投资心理。

第一种共识是理性共识,第二种是非理性共识。前者的共识币价反映出投资者对于投资回报的理性分析和判断,比如市场需求、商业模式、成本核算等,他们做出的投资决策往往都是可管理性的;后者的共识反映在币价上就是非理性的,社区认为某个币能涨到多少,它就应该涨到多少,涨不到就是庄家不给力或者项目方不给力。

前者在一些老牌的区块链项目代币上反映的比较充分,因为这类项目已经将大部分非理性的投资者清洗出局,持有者中有大量机构投资者。机构投资者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认为安全的投资标的比高回报高风险的投资标的更可靠,毕竟他们要对自己所管理的资产负责。

而非理性的共识则期待市场发生异动,包括大户拉盘、项目方发布利好消息等。但这类项目一般在几波热度,或称「三浪/五浪」打完之后,便销声匿迹,沉没于市场大浪里。或许针对这类投资者,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可以给出一些更安全、稳妥的代币分析方法,帮助他们在投资的安全边际上寻求更安全的 Token。

我们将以被媒体评为小币安的 KuCoin 平台币 KuCoin Shares(KCS)作为分析目标,使用多种 Token 分析模型和理论对其进行分析,或许能帮助投资者更好地理解如何在牛熊尚不明朗的市场中找到更安全的投资标的。

在上次与 KuCoin 交易所 CEO Michael Gan 沟通完之后,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一直与交易所和社区保持联系。通过国外分析师的分析、我们在社群中发现的言论以及国内媒体对 KCS 的追捧,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越发对 KCS 的估值感兴趣,这是项目方在拉盘的信号?还是社区炒作的信号?KCS 真的是被严重低估的吗?


Token 估值模型分析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去年 6 月份曾经发表过一篇名为《顶级基金都在使用的 5 种 Token 估值模型》,该文章通过长期的 Token 投资、阅读大量相关资料,尽量市场泡沫的影响,有意绕开所谓内幕消息,寻求真正有效的币圈价值投资公式,最终发现多种可靠、可信的 Token 估值模型。以及目前新出现的一种名为 TVEV 的交易量估值模型。

现在我们将其中的四种理论和模型应用到 KCS 上,进行分析:


交易额与市场分析——TVEV 模型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首先要给各位介绍的是 TVEV 模型,它可以通过简单的价格和市值结算来判断一个交易所平台代币是否被高估或者被低估。该模型的提出者是 CoinFi 机构的作者 Alex Svanevik。

在 Alex Svanevik 发表的报告《The Value of Exchange Tokens: Comparing Binance, Huobi, and KuCoin(交易所代币价值:对比币安、火币和 KuCoin)》中对 KuCoin、火币、币安三家数字资产交易所的平台代币进行了分析,通过对应用类型、估值模型、TVEV 模型(代币估值 to 交易所估值模型)进行对比分析,发现 TVEV 模型可以有效且简单地评判平台币估值。

根据 TVEV 模型,平台币市值÷交易所日交易额=TVEV,得出的数值可以反映出平台币的价格是否被高估或低估。下图可见,TVEV 模型中,数值越高,Token 被低估的水平就越高:

kcs01.jpg


Alex 认为,投资者持有 KCS 可以获得多种空投奖励,这一模式比火币和币安更先进、更有价值,同时,BNB 和 HT 的价格已经达到了历史新高而且 TVEV 曲线几乎一致,相比之下,KCS 在这轮牛市中表现地格外冷静,其价值与市场交易量并不对等。据此可以理解为 Alex 认为 KCS 代币的价值被严重低估,有大量上涨空间。

此外,Alex 还对 OKB 的价值进行了同样的 TVEV 模型分析,假设 OKEx 和 Binance 等交易所模型一致,基于目前 OKEx 的交易量,计算出 OKB 的价格应该在 3.8 美元左右,而 OKB 上架交易时的价格为 3.7 美元,基本验证了该模型的可靠性。


收集可靠数据进行理性判断


kcs02.jpg


社区的热情和共识也能反映出交易所平台代币的价格差异。在币安的社区里,我们几乎每分钟都能看到有人在讨论 BNB 价格,还能时不时地看到有人在讨论 BNB 取代 ETH 作为新一代公链的言论。BNB 社群普遍认为 BNB 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在没有新的利好和新的项目上市前,价格能维持住已经实属不易。此前赵长鹏也在 Twitter 表示自己看不到 BNB 的终点在哪里。

而在 KuCoin 的社区里(KuCoin 海外社区规模几乎与币安相当,币安、KuCoin、OKEx、火币的英文 Telegram 社群粉丝分别约为 9 万、7 万、5 万、2 万),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看到了大量投资者「怒其不争」。几乎所有人都一致的认为 KCS 的估值被低估,社区内认为短期内达到 5 美元,如果牛市在下半年继续回归的话,很有可能继续重回 20.54 美元的历史最高位置。


简单粗暴的相对估值法


相对估值法是一种比较简单、便捷的估值方法,通过对比同行业已上市公司的交易量、流通数据、价格、回购 Token 等各种指标,为目标项目进行估值。

我们以 Binance 的 2019 年第一季度的回购数据和 KuCoin 的 2019 年第一季度回购数据进行相对估值对比。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认为,回购销毁数据可以真实地反映交易所的真实经营状况。

kcs03.png

目标平台币估价=(目标平台币销毁量*对比平台币价格)/对比平台币销毁量


据此可得,KuCoin Shares 的价格根据这一相对估值法得到 135 元的价格预测。但这与目前 8 元的价格差距非常大,该方法或许并不适合 KCS 的估值判断。或许 KCS 社区中提到的 20 刀价格,是基于这一模型进行计算的。

但我们在做分析的时候,并不能只靠某一个模型或者算法就进行判断,需要更多理性支持。


V神的偏爱——费雪方程式


费雪方程式是一种适合底层公链的估值测算方法。以太坊创始人曾在博客和 Twitter 上多次提到这一对区块链项目估值的方法,他认为这是一种非常适合交易媒介类 Token 的估值方法。

费雪方程式为 MV=PQ,它在经济学上的意义不亚于爱因斯坦在物理学上的质能方程 E=MC^2。该方程式不仅在传统经济领域颇受信赖,在通证经济领域也很受欢迎。其中 M 表示货币流通总量(也可以理解为 Token 的流通市值),V 表示货币的流通速度(换手率),P 表示商品的平均价格(Token 平均价格),Q 表示商品的总量(流通量)。

据此,我们可以测算一个 Token 的流通市值 M=PQ/V。6 月 10 日,KCS 价格为 7.48 元,供应总量为 8900 万枚,换手率为 10%。据此可得在费雪方程式计算下,KCS 市值为 66 亿人民币。而当前 KCS 的市值仅为 6.7 亿人民币,这一数字差距可以作为投资时的一个重要参考。

毕竟 V 神、各类通证研究院都会在分析 Token 时使用这一方程式,它在作出决策参考时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全球通用的透明度溢价


在区块链领域,还有一种自律行为即企业自己选择及时公开财务信息,满足投资者对于公司目前财务状况的投资心理需求。在传统金融市场中,按时、定期曝光财务数据、聘请专业的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的上市公司一般都表现的比较不错。

在区块链行业内,财务透明的公司可以享受更高的市场溢价。在财务透明度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是 Iconomi、币安等交易所,他们会定期披露完整的财务数据,并包括运营、合规、规划、团队情况等信息。

在这一方面,KuCoin 也做得不错,并且能够履约。下面会提到 KuCoin 在合规方面对 Token 持有者履行了约定,其信用记录较佳。

当然,我们呼吁币安、火币、KuCoin 等交易所对财务数据更加透明一些,包括人员流动等,而不是以「去中心化运行」等借口来搪塞。更公开透明的态度,不仅会获取投资者的信心,还能有效地提振 Token 的市场表现。


不可忽视的生态建设增值


除了在理论和数据层面的分析外,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还在交易所生态建设、合规运营、项目孵化方面进行了调查。我们发现,作为后来者,KuCoin 还是能跟上币安、火币等「老哥们」的脚步的,而且因为有前人做出示范,他们在项目选择上似乎更有眼光。

作为一家成立时间并不久的交易所,KuCoin 在 2018 年就开始了生态的布局,包含投资多个区块链项目、完善法币入金渠道、寻求去中心化交易所解决方案等。在 2018 年,KuCoin 投资了 BitCoin.au,与前高盛欧洲团队创办的 GetEX 达成战略合作,即将上线美元入金渠道。

此外,因为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的需求正在增加,但 KuCoin 并不打算走传统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思路,而是准备在 DEX 上做出一些突破。以币安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为例,它做到了交易公开和透明,但是却对币种的选择有限制,可以看到一些保护主义的身影,这有违去中心化的宗旨。KuCoin 的内部人士向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透露,他们正在与波士顿的 ARWEN 团队联手打造去中心化解决方案,现已上线 Beta 版本,对部分国家开放公测。

kcs04.png


距离上次采访 KuCoin CEO Michael 已经过去了接近 2 个月的时间,在采访中,他曾经提到 KuCoin 正在做合规方面的努力,让数字加密资产向更多的投资者和地区合法铺开推广。2 个月过去了,KuCoin 已经拿到了爱沙尼亚的加密货币牌照,并且正在努力地在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沟通,更快地推进。但是相比于区域合规,全球合规的难度还是艰巨。

更让我们觉得吃惊的是 KuCoin Shares 作为 KuCoin 的生态代币,已经紧跟 BNB 的步伐,成功地拓展成为生态燃料。在 ETHLend 应用中,用户可以使用 KCS 进行贷款;在 ADAMANT Messenger 加密匿名聊天 App 里,用户可以实现 KCS 的实时转账;在 AavePay 里,用户的 KCS 可以直接用来购买欧元等法币;在 PlayGame 里,KCS 也可以用于购买游戏道具和线下法币入金购买 KCS;在 SwirlPay 购物平台,使用 KCS 进行支付,可以免除用户付款手续费;通过和 CoinPayments 合作,全球 240 万商家可以接受 KCS 付款;还有,在 Whopper 上可以直接购买 KCS 定制的实体储值卡。

kcs05.jpg


据了解,KuCoin 还将持续加大对生态和项目的投资,Aergo、Ankr、Open 等项目都属于 KuCoin 孵化和首发的项目。相比于只提供资金和代币托管的「孵化」,创业团队更喜欢这类能够融入生态的投资和支持。这也是为什么库币为什么能够获得越来越多项目青睐的原因。


韭菜的共识也是币圈的一种共识


根据格雷厄姆的无效市场理论,投资者应该去挖矿更具安全边际的低估值比重,投资者将会有所收获。它认为人的认知并不能达到完美,所有的认识都是有缺陷的或是歪曲的,人们依靠自已的认识对市场进行预期,并与影响价格的内在规律价值规律相互作用,甚至市场的走势操纵着需求和供给的发展,这样他就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我们所要对付的市场并不是理性的,是一个无效市场。

很显然,目前的区块链市场以及区块链服务市场都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这是一个非常不理想的交易市场。正如我们上面提到的,在 KCS 社群中,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喊单,甚至有人将 KCS 的价格看到 20 美元(目前为 1.2 美元),这就是无效市场的一个重要表现。

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在非理性的市场里,发现低价值项目并进行投资,无论是 Old Money 还是 New Money,他们都乐于这么做。

回到上面分析的 KuCoin Shares,它其实更偏向于面向普通投资者的交易所股权,它具备其他平台币的所有特质,但是也包括了一个新兴企业快速发展的可能性。这与币安最开始对 BNB 的定义一致,并且无论是币安还是 KuCoin,都将这一路线坚持了下去。其中,KCS 非常符合各种估值和理论下的价格低谷 Token。同时,在各家平台币都有不错表现的今年上半年,KCS 的投资者也有所收获,今年 2 月,在 BTC 一直低位徘徊之际,KCS 曾一度跌到约 2.3 元人民币,以目前约 8.5 元的价格来看,也有近 270% 的涨幅。

大户、小散通吃,黑客如何悄悄顺走你的币?

攻略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5-28 12:06 • 来自相关话题

5 月 7 日,币安遭黑客攻击,7000 余枚比特币不翼而飞。

币安对外解释称,黑客是使用了网络钓鱼、病毒等攻击手段,获取了大量注册用户的 API 密钥、谷歌验证 2FA 码及其他信息,最终完成了提款操作。安全公司也分析称,此次事件很有可能因为内网遭到长期的 APT 渗透,是黑客长期谋划潜伏的结果。

5 月 26 日,易到用车发布公告称,其服务器遭到攻击,攻击者索要巨额的比特币相要挟,导致易到核心数据被加密,服务器宕机。

随着加密货币价值越来越显著,往日瞄准大户的黑客们,也开始把目光转向普通玩家,面对手法娴熟、老道的黑客,普通人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资产“消失”。

事实上,黑客的做法并不高明,有时仅依靠一张空白的 SIM 卡、一封危言耸听的邮件,就能轻而易举地盗走,或者骗走你“苦心积虑”存放的加密货币。

这种“强取豪夺”还有蔓延之势,近年来,此前一直对世界各大银行、加密货币交易所下手的朝鲜政府直属黑客组织——拉撒路(Lazarus Group),也开始把目标从大户转向个人,只为盗走这些人手中价格不菲的加密货币资产。

这场猫捉老鼠游戏,何时才会结束?

 
SIM 卡让窃取轻而易举
 

“他们毁掉了我的生活。”

一位来自旧金山的男子崩溃了,前一秒他刚把币打进自己的钱包,下一秒,地址里的币就瞬间归零。很快他发现了,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被带进入了一类名为“SIM Swap Scam”的骗局。

手机突然显示“没有服务”,往往预示着骗局的开启。

近日,一位化名丹尼尔的黑客,现身Trijo News,披露了自己是如何在短短 1 年内,轻松偷走价值 50 万美元加密货币的经历。“我只黑了大概 20 人,还不算特别活跃。”丹尼尔表示,他主要采用“更换 SIM 卡”的方式,最终盗走他人的加密货币。

一旦盯上某些“猎物”,他就会伪装成受害者,打电话给电信公司,告知运营商自己的手机号码出现了问题,并要求将信息转移到其控制的号码。

虽然电信公司设置了各种风控措施,但“总有各种办法可以说服运营商”,“比如,你在打电话的时候,可以假装自己在 Tele2(一家瑞典电信公司)工作,要求他们帮你转发一个号码就行。”丹尼尔表示。

实际上,丹尼尔们不是简单地截获手机号,他们的最终目标是秘钥,“很多人会把加密货币密钥保存在电子邮箱或联网的计算机上”,这种不严谨做法,给了黑客可乘之机。

一旦手机号被锁定,黑客就会去访问受害人的 Gmail 或 Outlook 帐户,输入地址并点击忘记密码,然后选择通过语音获取受害者手机号码的验证码(实际上这主要是为了帮助视障人士重置帐户密码),通过这种方式,轻松绕过了平台所谓的双因素身份验证(Two-factor authentication,简称 2FA)。





资深码农 Sean Coonce 被黑客采取类似方式盗走价值超 1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他表示,“很多人没有对此给予足够的重视,这对我们来说是难得的机会。”而不算活跃的丹尼尔,凭借这种方式,一年就盗走了他人 5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事实上,利用 SIM 卡盗走他人的加密货币案例并不少见。





Robert Ross 搭建的名为“停止SIM卡犯罪”的网站


去年,一个 21 岁的年轻男子尼古拉斯·特鲁利亚(Nicholas Truglia)带领团队用类似的方式攻击了 40 余人,盗走了价值数千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值得庆幸的是,该团队成员最终被抓获,受害者迈克尔·特尔平(Michael Terpin)通过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还获得了巨额赔偿;另一位受害者罗伯特·罗斯(Robert Ross),则搭建了一个名为“停止SIM卡犯罪”的网站,以披露此类犯罪。

类似的事件并没有消停,就连资深码农也没有逃过一劫。

5 月 20 日,加密货币托管公司 BitGo 工程师主管 Sean Coonce 也被黑客用类似的方式,从自己的 Coinbase 账户盗走了价值超过 10 万美元的比特币,对此,Coonce 称这是他人生中““最昂贵的一课”。

 
你看色情片时,黑客在盯着你
 

食色性也,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但如果被黑客利用,也有可能生出恶来。

美剧《黑镜》第三季第 3 集里,男孩肯尼因为看儿童色情图片被黑客盯上,为不让这样的“丑事”被公诸于世,肯尼只能受其威胁,相继完成了送货、抢劫,甚至杀人的黑客指令。





“被威胁”抢劫银行的肯尼


剧中与肯尼一样遭遇的,还有拥有光鲜身份的执行总裁、出轨的大叔等人,都因为黑客掌握了他们的“黑料”,最终与男主一样,走上了不归路。

事实上,这样的事不仅存在于影视剧,现实生活同样上演着类似的剧情,而这一切,都始于一封电子邮件。

去年 7 月,康奈尔大学教授 Emin Gün Sirer 发推文称,自己朋友收到了一封邮件,内容称其看色情片的过程已被发现,必须支付赎金,才能避免视频曝光,最后还附上了自己的比特币地址。

对此, Emin Gün Sirer 推测,这封邮件被发送给了 haveibeenpwnd 列表的每个人,他警告道,“小心了,千万不要付钱,也不要妥协(Be careful out there, never pay, never negotiate.)。”






黑客在邮件里称,他们已经访问收件人的网络摄像头和敏感信息,有证据表明其在网上观看了色情内容,如果不支付赎金(为隐匿身份,通常需要支付加密货币),他们就会将信息发给收件人的亲朋好友。如果有的人和肯尼一样,屈服于黑客的威胁,很可能就把赎金打到对方留下的地址了。

事实上,这样的例子也不少见。

在教授的推文下方,有人透露自己收到了 2 封同样意思的邮件,“唯一的区别是需求金额与加密货币的地址”,第一封邮件向其索要 1200 美元,第二封邮件开价 2900 美元。





Emin Gün Sirer 推文下的黑客勒索经历


自这类称为“Sextortion”的加密骗局在 2017 年被曝光后,很快流行起来。

IBM 安全研究人员表示,仅一个月内,数百封用英语、法语、日语和阿拉伯语等语言撰写的电子邮件被发送了出去,内容均是“如果不按要求将比特币发送到指定地址,视频就会发给你的朋友和同事。”

黑客借此缘由,敲诈勒索的情况泛滥成灾。

网络安全公司 Digital Shadows 曾公布过一份数据,据不完全统计,自去年 7 月以来,sextortionists 们利用该骗局大赚了约332000美元,这些黑客将诈骗的枪口对准了近 9 万名收件人,总发布的邮件数达 792000,总计超过 3100 个地址的比特币被存入了黑客的 92 个比特币钱包。


朝鲜黑客也在悄悄转向
 

朝鲜黑客一直是个隐秘的存在。

曾有调查表明,早年被朝鲜黑客“照顾”的对象,包括孟加拉央行、韩国电视台、索尼影业等金融机构/公司,他们有高超的技术、有组织的行动,曾让数十个国家的 ATM 机发生吐钱故障,获取了大量“不义之财”。

随着比特币的崛起,加密货币本身的匿名性开始得到朝鲜黑客“青睐”。根据俄罗斯网络安全公司 Group-IB 公布的数据,从2016 年至今,朝鲜国家黑客组织已经攻破了 5 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并盗取了 5.8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占加密货币被盗总数的 64.7%。

金融机构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的防范不断加强,朝鲜黑客们又开始把目光,悄悄转向了安全意识薄弱的普通人。

“以前,黑客都是直接攻击交易所,”网络战研究组织 IssueMakersLab 的创始人 Simon Choi 表示,“但现在,他们开始直接攻击加密货币用户了。”

韩国网络安全公司 Cuvepia 的CEO Kwon Seok-chul 也公开披露,自去年 4 月份以来,他们发现了超 30 起盗窃案件出现了朝鲜黑客的踪迹,“当加密货币被黑客盗取后,受害人往往投诉无门,只能作罢。”他补充说,没有被发现的案例,数量可能超过 100。

据了解,朝鲜黑客通常会向受害者发送带有文本文件的电子邮件,一旦收件人打开文件,里面的恶意代码就会感染计算机,进而轻松控制了计算机。

“最近大部分受害者,都是相对富裕的韩国人,比如公司 CEO。”他透露说,原因在于这部分人群的身价更高,“本身就可以调动数十亿的加密货币。”


结语
 

阳光底下无新事,在不为人知的黑暗角落,利用比特币进行敲诈勒索的黑客仍然存在。

近日,CipherTrace 在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加密货币反洗钱报告》中表示,今年第 1 季度因为黑客和欺诈,引起的加密货币损失高达 12 亿美元,几乎是去年全年损失 17 亿美元的 71%。

对普通人来说,只有加强自我安全意识,避免加密货币私钥等敏感信息公开化,才能更好地让自己免受黑客的“照顾”。


文 /31QU 林君

参考文章:

1、加密黑客一年盗取 50 万美元https://news.trijo.co/news/crypto-hacker-daniel-has-stolen-500000-in-a-year-this-is-how-he-takes-your-bitcoin/?lang=en

2、康奈尔大学教授揭露“Sextortion”https://www.cryptoglobe.com/latest/2018/07/blackmailing-bitcoin-scam-targets-porn-viewers-cornell-professor-suggests-its-bluff/

3、小心,朝鲜黑客盯上了你的比特币https://www.scmp.com/week-asia/geopolitics/article/2175525/watch-out-north-korean-hackers-are-coming-your-bitcoin

4、自身码农也中枪https://www.ccn.com/100000-bitcoin-loss-bitgo-engineer-sim-hijacked 查看全部

crypto-hack-1024x683.jpg

5 月 7 日,币安遭黑客攻击,7000 余枚比特币不翼而飞。

币安对外解释称,黑客是使用了网络钓鱼、病毒等攻击手段,获取了大量注册用户的 API 密钥、谷歌验证 2FA 码及其他信息,最终完成了提款操作。安全公司也分析称,此次事件很有可能因为内网遭到长期的 APT 渗透,是黑客长期谋划潜伏的结果。

5 月 26 日,易到用车发布公告称,其服务器遭到攻击,攻击者索要巨额的比特币相要挟,导致易到核心数据被加密,服务器宕机。

随着加密货币价值越来越显著,往日瞄准大户的黑客们,也开始把目光转向普通玩家,面对手法娴熟、老道的黑客,普通人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资产“消失”。

事实上,黑客的做法并不高明,有时仅依靠一张空白的 SIM 卡、一封危言耸听的邮件,就能轻而易举地盗走,或者骗走你“苦心积虑”存放的加密货币。

这种“强取豪夺”还有蔓延之势,近年来,此前一直对世界各大银行、加密货币交易所下手的朝鲜政府直属黑客组织——拉撒路(Lazarus Group),也开始把目标从大户转向个人,只为盗走这些人手中价格不菲的加密货币资产。

这场猫捉老鼠游戏,何时才会结束?

 
SIM 卡让窃取轻而易举
 

“他们毁掉了我的生活。”

一位来自旧金山的男子崩溃了,前一秒他刚把币打进自己的钱包,下一秒,地址里的币就瞬间归零。很快他发现了,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被带进入了一类名为“SIM Swap Scam”的骗局。

手机突然显示“没有服务”,往往预示着骗局的开启。

近日,一位化名丹尼尔的黑客,现身Trijo News,披露了自己是如何在短短 1 年内,轻松偷走价值 50 万美元加密货币的经历。“我只黑了大概 20 人,还不算特别活跃。”丹尼尔表示,他主要采用“更换 SIM 卡”的方式,最终盗走他人的加密货币。

一旦盯上某些“猎物”,他就会伪装成受害者,打电话给电信公司,告知运营商自己的手机号码出现了问题,并要求将信息转移到其控制的号码。

虽然电信公司设置了各种风控措施,但“总有各种办法可以说服运营商”,“比如,你在打电话的时候,可以假装自己在 Tele2(一家瑞典电信公司)工作,要求他们帮你转发一个号码就行。”丹尼尔表示。

实际上,丹尼尔们不是简单地截获手机号,他们的最终目标是秘钥,“很多人会把加密货币密钥保存在电子邮箱或联网的计算机上”,这种不严谨做法,给了黑客可乘之机。

一旦手机号被锁定,黑客就会去访问受害人的 Gmail 或 Outlook 帐户,输入地址并点击忘记密码,然后选择通过语音获取受害者手机号码的验证码(实际上这主要是为了帮助视障人士重置帐户密码),通过这种方式,轻松绕过了平台所谓的双因素身份验证(Two-factor authentication,简称 2FA)。

201905272115321.jpg

资深码农 Sean Coonce 被黑客采取类似方式盗走价值超 1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他表示,“很多人没有对此给予足够的重视,这对我们来说是难得的机会。”而不算活跃的丹尼尔,凭借这种方式,一年就盗走了他人 5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事实上,利用 SIM 卡盗走他人的加密货币案例并不少见。

201905272115322.jpg

Robert Ross 搭建的名为“停止SIM卡犯罪”的网站


去年,一个 21 岁的年轻男子尼古拉斯·特鲁利亚(Nicholas Truglia)带领团队用类似的方式攻击了 40 余人,盗走了价值数千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值得庆幸的是,该团队成员最终被抓获,受害者迈克尔·特尔平(Michael Terpin)通过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还获得了巨额赔偿;另一位受害者罗伯特·罗斯(Robert Ross),则搭建了一个名为“停止SIM卡犯罪”的网站,以披露此类犯罪。

类似的事件并没有消停,就连资深码农也没有逃过一劫。

5 月 20 日,加密货币托管公司 BitGo 工程师主管 Sean Coonce 也被黑客用类似的方式,从自己的 Coinbase 账户盗走了价值超过 10 万美元的比特币,对此,Coonce 称这是他人生中““最昂贵的一课”。

 
你看色情片时,黑客在盯着你
 

食色性也,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但如果被黑客利用,也有可能生出恶来。

美剧《黑镜》第三季第 3 集里,男孩肯尼因为看儿童色情图片被黑客盯上,为不让这样的“丑事”被公诸于世,肯尼只能受其威胁,相继完成了送货、抢劫,甚至杀人的黑客指令。

201905272115363.jpg

“被威胁”抢劫银行的肯尼


剧中与肯尼一样遭遇的,还有拥有光鲜身份的执行总裁、出轨的大叔等人,都因为黑客掌握了他们的“黑料”,最终与男主一样,走上了不归路。

事实上,这样的事不仅存在于影视剧,现实生活同样上演着类似的剧情,而这一切,都始于一封电子邮件。

去年 7 月,康奈尔大学教授 Emin Gün Sirer 发推文称,自己朋友收到了一封邮件,内容称其看色情片的过程已被发现,必须支付赎金,才能避免视频曝光,最后还附上了自己的比特币地址。

对此, Emin Gün Sirer 推测,这封邮件被发送给了 haveibeenpwnd 列表的每个人,他警告道,“小心了,千万不要付钱,也不要妥协(Be careful out there, never pay, never negotiate.)。”

201905272115374.jpg


黑客在邮件里称,他们已经访问收件人的网络摄像头和敏感信息,有证据表明其在网上观看了色情内容,如果不支付赎金(为隐匿身份,通常需要支付加密货币),他们就会将信息发给收件人的亲朋好友。如果有的人和肯尼一样,屈服于黑客的威胁,很可能就把赎金打到对方留下的地址了。

事实上,这样的例子也不少见。

在教授的推文下方,有人透露自己收到了 2 封同样意思的邮件,“唯一的区别是需求金额与加密货币的地址”,第一封邮件向其索要 1200 美元,第二封邮件开价 2900 美元。

201905272115375.jpg

Emin Gün Sirer 推文下的黑客勒索经历


自这类称为“Sextortion”的加密骗局在 2017 年被曝光后,很快流行起来。

IBM 安全研究人员表示,仅一个月内,数百封用英语、法语、日语和阿拉伯语等语言撰写的电子邮件被发送了出去,内容均是“如果不按要求将比特币发送到指定地址,视频就会发给你的朋友和同事。”

黑客借此缘由,敲诈勒索的情况泛滥成灾。

网络安全公司 Digital Shadows 曾公布过一份数据,据不完全统计,自去年 7 月以来,sextortionists 们利用该骗局大赚了约332000美元,这些黑客将诈骗的枪口对准了近 9 万名收件人,总发布的邮件数达 792000,总计超过 3100 个地址的比特币被存入了黑客的 92 个比特币钱包。


朝鲜黑客也在悄悄转向
 

朝鲜黑客一直是个隐秘的存在。

曾有调查表明,早年被朝鲜黑客“照顾”的对象,包括孟加拉央行、韩国电视台、索尼影业等金融机构/公司,他们有高超的技术、有组织的行动,曾让数十个国家的 ATM 机发生吐钱故障,获取了大量“不义之财”。

随着比特币的崛起,加密货币本身的匿名性开始得到朝鲜黑客“青睐”。根据俄罗斯网络安全公司 Group-IB 公布的数据,从2016 年至今,朝鲜国家黑客组织已经攻破了 5 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并盗取了 5.8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占加密货币被盗总数的 64.7%。

金融机构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的防范不断加强,朝鲜黑客们又开始把目光,悄悄转向了安全意识薄弱的普通人。

“以前,黑客都是直接攻击交易所,”网络战研究组织 IssueMakersLab 的创始人 Simon Choi 表示,“但现在,他们开始直接攻击加密货币用户了。”

韩国网络安全公司 Cuvepia 的CEO Kwon Seok-chul 也公开披露,自去年 4 月份以来,他们发现了超 30 起盗窃案件出现了朝鲜黑客的踪迹,“当加密货币被黑客盗取后,受害人往往投诉无门,只能作罢。”他补充说,没有被发现的案例,数量可能超过 100。

据了解,朝鲜黑客通常会向受害者发送带有文本文件的电子邮件,一旦收件人打开文件,里面的恶意代码就会感染计算机,进而轻松控制了计算机。

“最近大部分受害者,都是相对富裕的韩国人,比如公司 CEO。”他透露说,原因在于这部分人群的身价更高,“本身就可以调动数十亿的加密货币。”


结语
 

阳光底下无新事,在不为人知的黑暗角落,利用比特币进行敲诈勒索的黑客仍然存在。

近日,CipherTrace 在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加密货币反洗钱报告》中表示,今年第 1 季度因为黑客和欺诈,引起的加密货币损失高达 12 亿美元,几乎是去年全年损失 17 亿美元的 71%。

对普通人来说,只有加强自我安全意识,避免加密货币私钥等敏感信息公开化,才能更好地让自己免受黑客的“照顾”。


文 /31QU 林君

参考文章:

1、加密黑客一年盗取 50 万美元https://news.trijo.co/news/crypto-hacker-daniel-has-stolen-500000-in-a-year-this-is-how-he-takes-your-bitcoin/?lang=en

2、康奈尔大学教授揭露“Sextortion”https://www.cryptoglobe.com/latest/2018/07/blackmailing-bitcoin-scam-targets-porn-viewers-cornell-professor-suggests-its-bluff/

3、小心,朝鲜黑客盯上了你的比特币https://www.scmp.com/week-asia/geopolitics/article/2175525/watch-out-north-korean-hackers-are-coming-your-bitcoin

4、自身码农也中枪https://www.ccn.com/100000-bitcoin-loss-bitgo-engineer-sim-hijacked

币安IEO项目Harmony深度分析:一堆Forks, 一切成谜?

项目leekg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05-23 13:53 • 来自相关话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不是交易或投资建议,仅用于娱乐和学习目的。在购买或投资任何加密货币之前,请自行做好研究。


据媒体报道,币安宣布第五个Launchpad项目Harmony将以摇号抽签方式于5月28日14:00开始代币销售。据公开信息,Harmony是基于分片技术的新一代高性能公链,已经在2月份发布测试网络,其团队来自不同的国家,创始人谢镇滔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专注于研究安全通讯协议和编译器校验技术,曾在微软研究院总部任职研究员,在Google任职高级软件工程师,负责基础架构方面的项目,并在苹果公司总部担任工程师,主导搜索排序方面的工作,他曾创立一个专注于移动搜索的公司Spotsetter,并被苹果公司收购。


本文由“McAfee Approves”社区撰写,由Golden Borodutch电报群组提供支持。为方便读者,本文分为六个部分:产品,顾问,团队,合作伙伴,法律部分和结论。如果Harmony项目团队能够公开回答问题,我们将不胜感激。


产品


Harmony是一种基于分片(Sharding)的高速通用区块链。是的,市场上有很多类似的项目。我们甚至还分析过其中的两个项目,MultiVAC 和 The Power,但这两个项目都还没有正式运行起来。甚至已经“上线”主网的Zilliqa和QuarkChain目前也还处于调试模式,所有转账交易都被禁用。

  分片(Sharding)是一种传统的数据库分区方式,被运用在区块链以提高网络的性能。它将事务分成多个部分,并在节点之间分配这些部分以进行多线程处理,从而加快整体验证和数据传输过程。

   MultiVAC(MTV)是一个颇具潜力的全分片公链项目,也是KuCoin交易所的首个IEO项目,其测试网已于Q1上线,主网将于Q3上线。相对于市场上的老牌分片项目Zilliqa(ZIL),以及处于同一发展阶段的QuarkChain(QKC),MultiVAC(MTV)目前的价格(总市值)只有前两者的三分之一,流通市值也小得多。

    The Power是俄罗斯的一个公链项目,跟MultiVAC一样走的技术流路线。其采用分层的系统架构:管理层负责节点的地址注册,校验层借由MTP算法验证跨片交易,分片层负责交易和智能合约。
 

 
那么,是什么让Harmony如此吸引人呢?我们列出了他们的营销材料中的一些陈述:

     曾经在谷歌,苹果,微软和亚马逊工作的团队。

    在种子轮上筹集的18,400,000美元。

    与IEO主要交易所的谈判机会。 Harmony摒弃了通常的ICO,以避免与SEC有关的法律风险。Harmony的IEO将在Binance Launchpad举行。

    有100亿人表示能够在产品准备就绪时使用该产品。

    超过20个主要合作伙伴,准备整合Harmony区块链。

    测试网络显示每秒约114000个事务的处理速度。

 

在文章的以下部分,我们将分析这些是真实的还是单纯的营销技巧。现在,让我们仔细看看产品本身。

Harmony区块链由许多现有和实验性的网络技术组成:OmniLedger,RapidChain,Chainspace,Kadmelia,QUIC,Bloom Tables,5G,Unikernels和Mosaic。旧白皮书只是对这些技术的简要描述,没有提供技术细节。新的白皮书完全没有提及它们。

人们称Harmony是一个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怪物,因为它是一种疯狂的实验室技术混合体,从未在实践中发挥过作用。然而,Harmony团队承诺会弄清楚技术,连接它们,并将所有技术整合好。他们通过描绘iPhone制作的故事来证明这一承诺;如果你打开iPhone的背板观察,你也会看到它是使用不同的技术构建起来的“怪物”。

仅仅拿iPhone做比喻好像这还不够,该项目还开发了四项技术:

    基于OmniLedger的深度分片,不仅可以分离事务,还可以划分所有级别的共识,连接和网络状态。分离之后是重新分片,旨在保护网络免受攻击。从理论上讲,这个东西已经被用在MultiVAC项目中。
 
    零知识证明,即一种允许用户在不泄露敏感信息的情况下共享数据的应用程序协议。它被称为数据货币化的必要技术,但团队对于如何实现货币化守口如瓶。零知识证明也用在Zcash中。
 
    Min Language,这是智能合约的一种安全编程语言。从旧的白皮书来看,该语言将基于正式验证,就像最近分析过的CertiK项目使用的语言一样。
 
  fBFT,这是一种由BFT,DAG和PoS共识协议和BLS加密多重签名组成的混合技术。理论上,这应该将共识生产率提高一百倍,使用Staking(抵押)并使所有节点平等。

 


现在让我们继续讨论问题。我们没有将它们分成几部分,因为它们都是通用的。

   如果节点必须存储许多分片的数据并且不断与其他分片同步,我们可以将其称为完整分片吗?如果主节点通信出现问题,您会怎么做?这难道不是一个“1%碎片攻击”的漏洞?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使用VDFs?谁将提供运行ASIC的利他节点来计算VDFs?你们将拿什么激励这些节点的所有者?
 
   白皮书中描述的,“<...>具有更快计算设备的攻击者可以在其他诚实节点之前计算结果。<...>这个问题可以在智能合约层上以适当的延迟来缓解”。该解决方案的技术方面是什么?
 
   你们认为恶意群体很慢;因此,他们没有时间同步。为什么不假设存在一组快速恶意节点?
 
   如果恶意节点创建智能合约以鼓励分片参与者测试可以凭空创造资金的坏块,该怎么办?
 
    如何验证分片中的事务是否不正确?
 
    你们是如何解决信任和分片间事务验证问题的?
 
    在阻塞的情况下,系统如何在同一帐户的分片之间进行事务的并行处理?
 
   分片帐户的结构是什么?它是一个帐户,一些单独的帐户,还是几个合并帐户(侧链)?
 
    你们打算如何使用QUIC并更新其代码库?毕竟,QUIC的服务器端使用epoll意味着你只能在Linux上同步块。你们能提供任何技术细节吗?



已经完成开发的部分:

      测试钱包;
      测试网监控;
      益智游戏;
      彩票。

 

    为什么要将你们的努力分解为多个副项目,而不是专注于主要产品的开发?
 
  在测试网(testnet)监控中,结果每秒不超过四个事务。该团队称,测试网络每秒有114,000笔交易。真相在哪里?



Harmony的Github上有十六个项目库。大多数代码都是从其他项目中复制的。主项目库中几乎没有活动,每周平均只有十几次提交。

根据项目路线图,应该已经实现了以下内容:重新分片,VDFs,交叉分片路由,具有多重签名的BLS分片,zkproof和ECDSA算法。

    我们在哪里可以看看,你们是如何实施这些技术的?



在2019年6月,你们计划推出一个公共主网络,并在年底,你们打算开始将合作伙伴的dApp从以太坊迁移到你们的区块链。

    dApps从以太坊转移到Harmony的技术方面大概是些什么?




顾问


Harmony项目网站上没有“顾问”部分,但有一个标题为“合作者”的部分。正如我们从团队所说的那样来猜测,有四个人可能是项目的顾问。在让团队了解之后,我们通过LinkedIn和电子邮件向顾问写信,请求他们确认参与Harmony项目。

    Hakwan Lau,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认知和行为神经科学的全职教授。Hakwan创立了CONSCIOUSNESS & METACOGNITION LAB,这是一个研究人类大脑和感知与行为分析的实验室。来自Harmony网站:“通过Harmony,他正在探索概率共识协议与大脑沟通之间的联系。Hakwan还在研究区块链健康数据的隐私保护模型“。但是,我们找不到Hakwan在这些领域的任何研究工作。在他的简历中,Hakwan表示在2018年6月制定了简单的Harmony协议规则。


你能分享一下Hakwan关于区块链和机器学习的研究吗?
 

    Ka-yuet Liu,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社会网络与社会流行病学专业副教授。来自刘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网站的个人资料页面:“我的研究提出的问题包括:个体自杀的网络影响是什么?社会影响在自闭症患病率上升中起什么作用?“ 刘在她的简历中没有提及Harmony。Harmony在Medium上的博客有一篇由Liu撰写的文章,关于将科学数据存储在区块链。


社会学研究人员会帮助你们解决哪些问题?
 

      Zi Wang,Google的前产品负责人。
 
    Bruce Huang,前阿里巴巴云和信用部门(Alibaba Cloud and Credit Ease)总监。他曾经是Madailicai的首席执行官,并在微软担任工程师。


我们在2019年3月20日写信给这两个顾问。已经过去2个月了,仍然没有回复。

你们能否请求你们的顾问在LinkedIn上回复我们?


此前,协作者部分还有六个顾问,现已从网站上删除。我们也通过LinkedIn给他们写信。只有其中一人回答:

    Aokon Li,Qokka反馈聚合器的创始人。他曾经在谷歌(暑期实习)和Scaled Inference(几年)担任开发人员。李还参加了人工智能研究。他积极维护他的Github账户。

    他立即回答说他去年就技术问题向Harmony提出建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分布式系统和自然语言处理。此外,Li要求我们提及他在财务上与项目无关,并且没有承担任何正式职责。




团队


Harmony的团队页面列出了十二个人。根据该网站,所有这些人都在硅谷工作。
 






Harmony在Medium的博客中的照片。对于一支十二人队来说有点太多了,不是吗?


Stephen Ts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拥有宾夕法尼亚大学密码学协议、类型理论、功能编译器的博士学位;

    关于加密协议和类型编程语言的八篇科学文章的共同作者;

    他参与了微软安全协议验证的架构和工具的开发,为期四个月(可能是在暑期实习期间)。他还使用F#编译器开发了一个原型来测试.NET程序;

    Tse指出,2006年,他是谷歌快速计算和图表算法的研究实习生。从2007年到2010年,他在Google Maps担任前端工程师。

    自2011年以来,他是Spotsetter应用程序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Spotsetter根据用户的社交媒体信息流建议他们前往哪些地方。根据媒体报道,该应用程序很受欢迎,2013年有500万用户。2014年,Apple收购了该应用程序并将其关闭。

    在创业公司被收购后,Tse在Apple担任搜索引擎排名工程师一年。

    他开发了语音AI,一个语音伴侣项目。Tse表示,由于商业模式不合适,该项目并未成功。

    Tse使用OCalm语言为Interactive Brokers和IQFeed的经纪人编写了一个自动股票交易平台。我们无法在网络上找到有关该平台的任何信息。

    Tse的Github帐户为空且无效。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Tse写的自动化股票交易平台?

人们现在使用Tse曾经使用过的产品吗?它们有用吗?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Tse在谷歌和苹果公司工作的证据?


Nicolas Burtey,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

    从2012年到2018年,Burtey正在创办一家名为Orah的初创公司,这是一款用于全景VR视频的直播软件。该项目网站目前无法访问,但从网络档案来看,该网站在2017年被相当多的用户使用。该项目的YouTube频道中的十几个视频,每一个都有大约1万个观看次数。Crunchbase报道该公司进行了一次私人IPO,结果筹集了800万美元。几年后,Orah在没有任何公告的情况下被关闭。


为什么Orah被关闭了?投资者的钱怎么了?

Burtey在管理职位上有其他经验吗?


Alok Kothari,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Kothari与同事共同撰写了一系列名为“Game Changer”的企业家励志故事。四年来,他一直从事信息搜索研究。近三年来,他一直在Apple工作,参与Siri机器学习。我们认为是Kothari的Github账户是在Harmony成立时创建的。Kothari参与Harmony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的开发。Kothari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Kothari在Apple工作的证据?


Rongjian Lan,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四年来,Lan在Google Play应用商店担任搜索基础设施工程师,两年来,他是Joobali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技术官,为儿童保育和父母提供支付服务。一年多来,他一直是ABCer加密社区的联合主席。La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Lan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Lan在Google工作的证据?


Minh Doan,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从Doan的简历来看,他曾在Yandex,COA Solutions,Thefind,Ooyola和Google担任开发人员。Doan还声称曾参与过TTS Google智能助理,谷歌主页,屏幕设备,Play商店和Google Plus。他在Google工作期间获得了“Publisher Click-Ring Fraud Detector”专利。我们没有发现上述任何公开证据。Doa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Doan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Doan在Google工作的证据?你们能给我一个专利链接吗?


Nick White,联合创始人。

    他也是瑜伽教练和冲浪者。直到2017年,他在电气工程领域工作。然后,他为亚洲AI创业公司提供了一年的咨询。他的Github帐户是空的,他的信息足迹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在AMA的一个主题中,Nick提到他在Harmony的角色是研究,开发,招聘,与合作伙伴和投资者打交道,组织活动和采访。


White的经验在项目中能够扮演什么角色?White哪些初创公司提供了咨询服务?他是如何为这些AI创业公司提供咨询服务,而他在该领域没有实际经验(基于他的LinkedIn账户)?

    Sahil Dewan,联合创始人。 Dewan拥有哈佛商学院的MBA学位。几年来,他担任非营利性学生协会AIESEC India的主席。 Dewan创建了校友应用程序,这是一个基于LinkedIn个人资料的大学毕业生数据库。该应用程序并不成功。后来他常常为Draper Dragon基金的初创公司提供咨询。

    Leo Chen,工程师。 Chen在温哥华的一些大型(爱立信和Broadcom)和小型IT公司担任开发人员近十年。在七年半的时间里,Chen在亚马逊担任软件开发经理。Che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他还有自己的几个小项目。

    Eugene Kim,工程师。作为NTT领先的网络协议开发人员,Kim在暴雪工作了一年半,在AWS工作了三年。在亚马逊工作期间,他注册了两项专利来计算网络速度。Ki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他没有发表任何自己的工作项目。

    Chao Ma,一名工程师。 Ma在Ricoh担任研究和开发工程师四年,在亚马逊担任应用科学家两年。Ma的Github帐户仅参与Harmony项目。

    Li Jiang,业务发展经理。他曾担任投资顾问公司GSV副总裁七年。 Jiang是Ympact的联合创始人,Ympact是一家对初创公司进行采访的公司。

    Helen Li,公关经理和营销人员。我们没有在网上找到任何关于她的信息。根据Harmony的网站,她作为一名记者做了很多工作。



除了领先的团队成员,还有五位社区经理,七位内容经理和两位赏金经理。全部共有26人。

Harmony现在正在招募新的团队成员,承诺提供现金奖励,用于推荐Rust和Go开发专家。

团队愿意在官方聊天群组中回答问题并经常进行AMA。


Harmony的营销政策仍然是不诚实的。如果您在Medium上阅读该项目的任何一篇文章,您会看到大约50个“喜欢”,并有一些明显是购买来的评论。评论者的个人资料看起来也不真实。您可以轻松地看到这些是专门创建的帐户来模仿真实的用户活动。

Harmony的电报群组曾经在晚上进行激烈的用户邀请,直到真正的用户要求添加Shieldy来停止作弊机器人的活动。


合作伙伴


Harmony项目网站列出了10个合作伙伴和12个投资者。


合作伙伴

大多数伙伴都是原始的,Harmony的顾问们实际上拥有其中的三个。在所有合作伙伴中,我们只能找到一个公开确认的。Hyperion是Isaac Zhang的一个项目,Zhang之前被列为顾问之一。

我们通过电子邮件和Facebook写信给所有公开未经证实的合作伙伴。我们会在他们回复后立即更新相关信息。

    还有谁是你们的合作伙伴,他们是否被公开证实?他们是否打算从他们现在使用的区块链上迁移到你们的区块链?

    什么会吸引并激励最终用户使用你们的区块链?




投资者

Harmony列出的十二个投资者中,只有一半是公开确认的。像hayek.capital,uva.fund,bca.fund,qtum.org和skunk.capital这样的投资者尚未将Harmony添加到他们的投资组合中。

该团队声称在种子轮中获得了18,400,000美元的投资,占代币总量的22.4%,估计为82,000,000美元。

    谁对Harmony的进行了估值,他们究竟评估了什么?我们能看到评估结果吗?



在代币购买协议中,Harmony表示将以太坊钱包接受投资者资金。根据我们的计算,2018年该钱包地址收集了大约5,600,000美元,并从这个钱包中取出。目前的余额是51 ETH(约9,000美元)。

    你们是如何得到剩余款项的,有没有证据证明这种情况发生了?

    你们花了多少钱?我们能看到您的财务计划吗?




法律部分


Harmony拒绝发布任何法律信息,但团队已准备好在他们的Discord中就该主题进行沟通。

据媒体报道,该项目已在美国注册。Harmony的公关经理回答了我们关于Discord的问题,他说该公司的基金在巴拿马注册。此外,代币购买协议指的是一家名为Ten Times Technology Ltd的公司,该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我们找不到任何确认这些信息的公开信息。

根据该团队的说法,在法律问题上,Harmony由Fenwick & West LLP提供咨询。

Harmony的代币将被用于驱动区块链网络节点,抵押和转账交易。项目团队预测,用户每年将获得高达15%的收入。

    预测收入,可能会受到SEC的制裁,你们觉得呢?



Harmony项目没有任何专利,尽管该团队声称他们已经开发了许多专有技术,如可验证随机函数(Verifiable Random Function),可验证延迟函数(Verifiable Delay Function),快速拜占庭容错(Fast 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和自适应IDA(Adaptive IDA)。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这些技术,这些技术是否已经在其他项目中使用?




结论


Harmony项目有一个漂亮的包装,就像任何其他项目进行IEO一样。Harmony创造了一个值得信赖的项目形象,这要归功于他们能够迅速回答任何问题,发展社区并建立伙伴关系。该团队还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学术和技术背景。事实上,对于许多评论者来说,仅仅存在一个测试网就足以证明其是MVP(最有价值球员/项目)。

但是,让我们把粉红色的眼镜放在一边。Harmony是一大堆的分叉复制(forks)。即使团队将所有这些技术拼凑在一起,它们也无济于事。而且区块链并不是iPhone,iPhone的所有组件都在实践中进行了测试,并且被工程师特别锐化,成为手机的一部分。Harmony声称的这些技术只是一组高级实验室概念,需要大量工作才能成为实用的东西。

以Zilliqa为例,该项目多年来一直在为分片(Sharding)而苦苦挣扎。最有可能的是,Harmony是走同样的道路。正如项目宣称的那样,它们要么在六月份启动主网,要么深入调试,或者正如其他分片项目所做的那样,只是推迟发布日期。总而言之,市场已经充斥着“最快”的区块链,这些区块链完全没有以太坊带来的实际用途。市场真的需要另一个比以太坊“更快”区块链吗?

至于团队。请你们指出至少一个由团队成员制作的的任何一个,现在还是活跃的产品,这个产品至少拥有一万个活跃用户。任何人都可以在他们的LinkedIn帐户上写上“Apple”或“Google”或“Amazon”,但他们是否知道如何为大家带来真正的收益?

种子轮上的1840万美元太多了。通常,没有人会在种子轮上给予那么多钱,更不用说代币了。种子轮是风险最高的一轮,一般筹集最低金额用于运行最小可行产品:每个公司从种子轮融资25,000美元到1,000,000美元。一堆Github分叉复制(forks)估计不可能达到8200万美元的估值!

从法律上讲,该项目是模糊的:公司结构,注册国家,提交给SEC的早期投资报告,没有一个是公开的,目前一切成谜。但也许我们会在项目进行IEO时获得这些信息。

就先这样吧。请随时为我们鼓掌,如果您在本文中看到错误,也可以发信息向我们咆哮。谢谢!



原文:Honest Harmony ICO review
来源:Medium
作者:Kiku
编译:Satojiu
 
 
连载中……
作者:韭菜极客(微信公众号:leekgeek) 查看全部
harmony.png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不是交易或投资建议,仅用于娱乐和学习目的。在购买或投资任何加密货币之前,请自行做好研究。


据媒体报道,币安宣布第五个Launchpad项目Harmony将以摇号抽签方式于5月28日14:00开始代币销售。据公开信息,Harmony是基于分片技术的新一代高性能公链,已经在2月份发布测试网络,其团队来自不同的国家,创始人谢镇滔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专注于研究安全通讯协议和编译器校验技术,曾在微软研究院总部任职研究员,在Google任职高级软件工程师,负责基础架构方面的项目,并在苹果公司总部担任工程师,主导搜索排序方面的工作,他曾创立一个专注于移动搜索的公司Spotsetter,并被苹果公司收购。


本文由“McAfee Approves”社区撰写,由Golden Borodutch电报群组提供支持。为方便读者,本文分为六个部分:产品,顾问,团队,合作伙伴,法律部分和结论。如果Harmony项目团队能够公开回答问题,我们将不胜感激。


产品


Harmony是一种基于分片(Sharding)的高速通用区块链。是的,市场上有很多类似的项目。我们甚至还分析过其中的两个项目,MultiVAC 和 The Power,但这两个项目都还没有正式运行起来。甚至已经“上线”主网的Zilliqa和QuarkChain目前也还处于调试模式,所有转账交易都被禁用。


  分片(Sharding)是一种传统的数据库分区方式,被运用在区块链以提高网络的性能。它将事务分成多个部分,并在节点之间分配这些部分以进行多线程处理,从而加快整体验证和数据传输过程。

   MultiVAC(MTV)是一个颇具潜力的全分片公链项目,也是KuCoin交易所的首个IEO项目,其测试网已于Q1上线,主网将于Q3上线。相对于市场上的老牌分片项目Zilliqa(ZIL),以及处于同一发展阶段的QuarkChain(QKC),MultiVAC(MTV)目前的价格(总市值)只有前两者的三分之一,流通市值也小得多。

    The Power是俄罗斯的一个公链项目,跟MultiVAC一样走的技术流路线。其采用分层的系统架构:管理层负责节点的地址注册,校验层借由MTP算法验证跨片交易,分片层负责交易和智能合约。

 


 
那么,是什么让Harmony如此吸引人呢?我们列出了他们的营销材料中的一些陈述:


     曾经在谷歌,苹果,微软和亚马逊工作的团队。

    在种子轮上筹集的18,400,000美元。

    与IEO主要交易所的谈判机会。 Harmony摒弃了通常的ICO,以避免与SEC有关的法律风险。Harmony的IEO将在Binance Launchpad举行。

    有100亿人表示能够在产品准备就绪时使用该产品。

    超过20个主要合作伙伴,准备整合Harmony区块链。

    测试网络显示每秒约114000个事务的处理速度。


 

在文章的以下部分,我们将分析这些是真实的还是单纯的营销技巧。现在,让我们仔细看看产品本身。

Harmony区块链由许多现有和实验性的网络技术组成:OmniLedger,RapidChain,Chainspace,Kadmelia,QUIC,Bloom Tables,5G,Unikernels和Mosaic。旧白皮书只是对这些技术的简要描述,没有提供技术细节。新的白皮书完全没有提及它们。

人们称Harmony是一个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怪物,因为它是一种疯狂的实验室技术混合体,从未在实践中发挥过作用。然而,Harmony团队承诺会弄清楚技术,连接它们,并将所有技术整合好。他们通过描绘iPhone制作的故事来证明这一承诺;如果你打开iPhone的背板观察,你也会看到它是使用不同的技术构建起来的“怪物”。

仅仅拿iPhone做比喻好像这还不够,该项目还开发了四项技术:


    基于OmniLedger的深度分片,不仅可以分离事务,还可以划分所有级别的共识,连接和网络状态。分离之后是重新分片,旨在保护网络免受攻击。从理论上讲,这个东西已经被用在MultiVAC项目中。
 
    零知识证明,即一种允许用户在不泄露敏感信息的情况下共享数据的应用程序协议。它被称为数据货币化的必要技术,但团队对于如何实现货币化守口如瓶。零知识证明也用在Zcash中。
 
    Min Language,这是智能合约的一种安全编程语言。从旧的白皮书来看,该语言将基于正式验证,就像最近分析过的CertiK项目使用的语言一样。
 
  fBFT,这是一种由BFT,DAG和PoS共识协议和BLS加密多重签名组成的混合技术。理论上,这应该将共识生产率提高一百倍,使用Staking(抵押)并使所有节点平等。


 


现在让我们继续讨论问题。我们没有将它们分成几部分,因为它们都是通用的。


   如果节点必须存储许多分片的数据并且不断与其他分片同步,我们可以将其称为完整分片吗?如果主节点通信出现问题,您会怎么做?这难道不是一个“1%碎片攻击”的漏洞?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使用VDFs?谁将提供运行ASIC的利他节点来计算VDFs?你们将拿什么激励这些节点的所有者?
 
   白皮书中描述的,“<...>具有更快计算设备的攻击者可以在其他诚实节点之前计算结果。<...>这个问题可以在智能合约层上以适当的延迟来缓解”。该解决方案的技术方面是什么?
 
   你们认为恶意群体很慢;因此,他们没有时间同步。为什么不假设存在一组快速恶意节点?
 
   如果恶意节点创建智能合约以鼓励分片参与者测试可以凭空创造资金的坏块,该怎么办?
 
    如何验证分片中的事务是否不正确?
 
    你们是如何解决信任和分片间事务验证问题的?
 
    在阻塞的情况下,系统如何在同一帐户的分片之间进行事务的并行处理?
 
   分片帐户的结构是什么?它是一个帐户,一些单独的帐户,还是几个合并帐户(侧链)?
 
    你们打算如何使用QUIC并更新其代码库?毕竟,QUIC的服务器端使用epoll意味着你只能在Linux上同步块。你们能提供任何技术细节吗?




已经完成开发的部分:


      测试钱包;
      测试网监控;
      益智游戏;
      彩票。


 


    为什么要将你们的努力分解为多个副项目,而不是专注于主要产品的开发?
 
  在测试网(testnet)监控中,结果每秒不超过四个事务。该团队称,测试网络每秒有114,000笔交易。真相在哪里?




Harmony的Github上有十六个项目库。大多数代码都是从其他项目中复制的。主项目库中几乎没有活动,每周平均只有十几次提交。

根据项目路线图,应该已经实现了以下内容:重新分片,VDFs,交叉分片路由,具有多重签名的BLS分片,zkproof和ECDSA算法。


    我们在哪里可以看看,你们是如何实施这些技术的?




在2019年6月,你们计划推出一个公共主网络,并在年底,你们打算开始将合作伙伴的dApp从以太坊迁移到你们的区块链。


    dApps从以太坊转移到Harmony的技术方面大概是些什么?





顾问


Harmony项目网站上没有“顾问”部分,但有一个标题为“合作者”的部分。正如我们从团队所说的那样来猜测,有四个人可能是项目的顾问。在让团队了解之后,我们通过LinkedIn和电子邮件向顾问写信,请求他们确认参与Harmony项目。


    Hakwan Lau,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认知和行为神经科学的全职教授。Hakwan创立了CONSCIOUSNESS & METACOGNITION LAB,这是一个研究人类大脑和感知与行为分析的实验室。来自Harmony网站:“通过Harmony,他正在探索概率共识协议与大脑沟通之间的联系。Hakwan还在研究区块链健康数据的隐私保护模型“。但是,我们找不到Hakwan在这些领域的任何研究工作。在他的简历中,Hakwan表示在2018年6月制定了简单的Harmony协议规则。



你能分享一下Hakwan关于区块链和机器学习的研究吗?
 


    Ka-yuet Liu,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社会网络与社会流行病学专业副教授。来自刘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网站的个人资料页面:“我的研究提出的问题包括:个体自杀的网络影响是什么?社会影响在自闭症患病率上升中起什么作用?“ 刘在她的简历中没有提及Harmony。Harmony在Medium上的博客有一篇由Liu撰写的文章,关于将科学数据存储在区块链。



社会学研究人员会帮助你们解决哪些问题?
 


      Zi Wang,Google的前产品负责人。
 
    Bruce Huang,前阿里巴巴云和信用部门(Alibaba Cloud and Credit Ease)总监。他曾经是Madailicai的首席执行官,并在微软担任工程师。



我们在2019年3月20日写信给这两个顾问。已经过去2个月了,仍然没有回复。

你们能否请求你们的顾问在LinkedIn上回复我们?


此前,协作者部分还有六个顾问,现已从网站上删除。我们也通过LinkedIn给他们写信。只有其中一人回答:


    Aokon Li,Qokka反馈聚合器的创始人。他曾经在谷歌(暑期实习)和Scaled Inference(几年)担任开发人员。李还参加了人工智能研究。他积极维护他的Github账户。

    他立即回答说他去年就技术问题向Harmony提出建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分布式系统和自然语言处理。此外,Li要求我们提及他在财务上与项目无关,并且没有承担任何正式职责。





团队


Harmony的团队页面列出了十二个人。根据该网站,所有这些人都在硅谷工作。
 

harmonyteam.jpg


Harmony在Medium的博客中的照片。对于一支十二人队来说有点太多了,不是吗?


Stephen Ts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拥有宾夕法尼亚大学密码学协议、类型理论、功能编译器的博士学位;

    关于加密协议和类型编程语言的八篇科学文章的共同作者;

    他参与了微软安全协议验证的架构和工具的开发,为期四个月(可能是在暑期实习期间)。他还使用F#编译器开发了一个原型来测试.NET程序;

    Tse指出,2006年,他是谷歌快速计算和图表算法的研究实习生。从2007年到2010年,他在Google Maps担任前端工程师。

    自2011年以来,他是Spotsetter应用程序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Spotsetter根据用户的社交媒体信息流建议他们前往哪些地方。根据媒体报道,该应用程序很受欢迎,2013年有500万用户。2014年,Apple收购了该应用程序并将其关闭。

    在创业公司被收购后,Tse在Apple担任搜索引擎排名工程师一年。

    他开发了语音AI,一个语音伴侣项目。Tse表示,由于商业模式不合适,该项目并未成功。

    Tse使用OCalm语言为Interactive Brokers和IQFeed的经纪人编写了一个自动股票交易平台。我们无法在网络上找到有关该平台的任何信息。

    Tse的Github帐户为空且无效。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Tse写的自动化股票交易平台?

人们现在使用Tse曾经使用过的产品吗?它们有用吗?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Tse在谷歌和苹果公司工作的证据?


Nicolas Burtey,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


    从2012年到2018年,Burtey正在创办一家名为Orah的初创公司,这是一款用于全景VR视频的直播软件。该项目网站目前无法访问,但从网络档案来看,该网站在2017年被相当多的用户使用。该项目的YouTube频道中的十几个视频,每一个都有大约1万个观看次数。Crunchbase报道该公司进行了一次私人IPO,结果筹集了800万美元。几年后,Orah在没有任何公告的情况下被关闭。



为什么Orah被关闭了?投资者的钱怎么了?

Burtey在管理职位上有其他经验吗?


Alok Kothari,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Kothari与同事共同撰写了一系列名为“Game Changer”的企业家励志故事。四年来,他一直从事信息搜索研究。近三年来,他一直在Apple工作,参与Siri机器学习。我们认为是Kothari的Github账户是在Harmony成立时创建的。Kothari参与Harmony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的开发。Kothari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Kothari在Apple工作的证据?


Rongjian Lan,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四年来,Lan在Google Play应用商店担任搜索基础设施工程师,两年来,他是Joobali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技术官,为儿童保育和父母提供支付服务。一年多来,他一直是ABCer加密社区的联合主席。La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Lan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Lan在Google工作的证据?


Minh Doan,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从Doan的简历来看,他曾在Yandex,COA Solutions,Thefind,Ooyola和Google担任开发人员。Doan还声称曾参与过TTS Google智能助理,谷歌主页,屏幕设备,Play商店和Google Plus。他在Google工作期间获得了“Publisher Click-Ring Fraud Detector”专利。我们没有发现上述任何公开证据。Doa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Doan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Doan在Google工作的证据?你们能给我一个专利链接吗?


Nick White,联合创始人。


    他也是瑜伽教练和冲浪者。直到2017年,他在电气工程领域工作。然后,他为亚洲AI创业公司提供了一年的咨询。他的Github帐户是空的,他的信息足迹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在AMA的一个主题中,Nick提到他在Harmony的角色是研究,开发,招聘,与合作伙伴和投资者打交道,组织活动和采访。



White的经验在项目中能够扮演什么角色?White哪些初创公司提供了咨询服务?他是如何为这些AI创业公司提供咨询服务,而他在该领域没有实际经验(基于他的LinkedIn账户)?


    Sahil Dewan,联合创始人。 Dewan拥有哈佛商学院的MBA学位。几年来,他担任非营利性学生协会AIESEC India的主席。 Dewan创建了校友应用程序,这是一个基于LinkedIn个人资料的大学毕业生数据库。该应用程序并不成功。后来他常常为Draper Dragon基金的初创公司提供咨询。

    Leo Chen,工程师。 Chen在温哥华的一些大型(爱立信和Broadcom)和小型IT公司担任开发人员近十年。在七年半的时间里,Chen在亚马逊担任软件开发经理。Che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他还有自己的几个小项目。

    Eugene Kim,工程师。作为NTT领先的网络协议开发人员,Kim在暴雪工作了一年半,在AWS工作了三年。在亚马逊工作期间,他注册了两项专利来计算网络速度。Ki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他没有发表任何自己的工作项目。

    Chao Ma,一名工程师。 Ma在Ricoh担任研究和开发工程师四年,在亚马逊担任应用科学家两年。Ma的Github帐户仅参与Harmony项目。

    Li Jiang,业务发展经理。他曾担任投资顾问公司GSV副总裁七年。 Jiang是Ympact的联合创始人,Ympact是一家对初创公司进行采访的公司。

    Helen Li,公关经理和营销人员。我们没有在网上找到任何关于她的信息。根据Harmony的网站,她作为一名记者做了很多工作。




除了领先的团队成员,还有五位社区经理,七位内容经理和两位赏金经理。全部共有26人。

Harmony现在正在招募新的团队成员,承诺提供现金奖励,用于推荐Rust和Go开发专家。

团队愿意在官方聊天群组中回答问题并经常进行AMA。


Harmony的营销政策仍然是不诚实的。如果您在Medium上阅读该项目的任何一篇文章,您会看到大约50个“喜欢”,并有一些明显是购买来的评论。评论者的个人资料看起来也不真实。您可以轻松地看到这些是专门创建的帐户来模仿真实的用户活动。

Harmony的电报群组曾经在晚上进行激烈的用户邀请,直到真正的用户要求添加Shieldy来停止作弊机器人的活动。


合作伙伴


Harmony项目网站列出了10个合作伙伴和12个投资者。


合作伙伴

大多数伙伴都是原始的,Harmony的顾问们实际上拥有其中的三个。在所有合作伙伴中,我们只能找到一个公开确认的。Hyperion是Isaac Zhang的一个项目,Zhang之前被列为顾问之一。

我们通过电子邮件和Facebook写信给所有公开未经证实的合作伙伴。我们会在他们回复后立即更新相关信息。


    还有谁是你们的合作伙伴,他们是否被公开证实?他们是否打算从他们现在使用的区块链上迁移到你们的区块链?

    什么会吸引并激励最终用户使用你们的区块链?





投资者

Harmony列出的十二个投资者中,只有一半是公开确认的。像hayek.capital,uva.fund,bca.fund,qtum.org和skunk.capital这样的投资者尚未将Harmony添加到他们的投资组合中。

该团队声称在种子轮中获得了18,400,000美元的投资,占代币总量的22.4%,估计为82,000,000美元。


    谁对Harmony的进行了估值,他们究竟评估了什么?我们能看到评估结果吗?




在代币购买协议中,Harmony表示将以太坊钱包接受投资者资金。根据我们的计算,2018年该钱包地址收集了大约5,600,000美元,并从这个钱包中取出。目前的余额是51 ETH(约9,000美元)。


    你们是如何得到剩余款项的,有没有证据证明这种情况发生了?

    你们花了多少钱?我们能看到您的财务计划吗?





法律部分


Harmony拒绝发布任何法律信息,但团队已准备好在他们的Discord中就该主题进行沟通。

据媒体报道,该项目已在美国注册。Harmony的公关经理回答了我们关于Discord的问题,他说该公司的基金在巴拿马注册。此外,代币购买协议指的是一家名为Ten Times Technology Ltd的公司,该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我们找不到任何确认这些信息的公开信息。

根据该团队的说法,在法律问题上,Harmony由Fenwick & West LLP提供咨询。

Harmony的代币将被用于驱动区块链网络节点,抵押和转账交易。项目团队预测,用户每年将获得高达15%的收入。


    预测收入,可能会受到SEC的制裁,你们觉得呢?




Harmony项目没有任何专利,尽管该团队声称他们已经开发了许多专有技术,如可验证随机函数(Verifiable Random Function),可验证延迟函数(Verifiable Delay Function),快速拜占庭容错(Fast 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和自适应IDA(Adaptive IDA)。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这些技术,这些技术是否已经在其他项目中使用?





结论


Harmony项目有一个漂亮的包装,就像任何其他项目进行IEO一样。Harmony创造了一个值得信赖的项目形象,这要归功于他们能够迅速回答任何问题,发展社区并建立伙伴关系。该团队还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学术和技术背景。事实上,对于许多评论者来说,仅仅存在一个测试网就足以证明其是MVP(最有价值球员/项目)。

但是,让我们把粉红色的眼镜放在一边。Harmony是一大堆的分叉复制(forks)。即使团队将所有这些技术拼凑在一起,它们也无济于事。而且区块链并不是iPhone,iPhone的所有组件都在实践中进行了测试,并且被工程师特别锐化,成为手机的一部分。Harmony声称的这些技术只是一组高级实验室概念,需要大量工作才能成为实用的东西。

以Zilliqa为例,该项目多年来一直在为分片(Sharding)而苦苦挣扎。最有可能的是,Harmony是走同样的道路。正如项目宣称的那样,它们要么在六月份启动主网,要么深入调试,或者正如其他分片项目所做的那样,只是推迟发布日期。总而言之,市场已经充斥着“最快”的区块链,这些区块链完全没有以太坊带来的实际用途。市场真的需要另一个比以太坊“更快”区块链吗?

至于团队。请你们指出至少一个由团队成员制作的的任何一个,现在还是活跃的产品,这个产品至少拥有一万个活跃用户。任何人都可以在他们的LinkedIn帐户上写上“Apple”或“Google”或“Amazon”,但他们是否知道如何为大家带来真正的收益?

种子轮上的1840万美元太多了。通常,没有人会在种子轮上给予那么多钱,更不用说代币了。种子轮是风险最高的一轮,一般筹集最低金额用于运行最小可行产品:每个公司从种子轮融资25,000美元到1,000,000美元。一堆Github分叉复制(forks)估计不可能达到8200万美元的估值!

从法律上讲,该项目是模糊的:公司结构,注册国家,提交给SEC的早期投资报告,没有一个是公开的,目前一切成谜。但也许我们会在项目进行IEO时获得这些信息。

就先这样吧。请随时为我们鼓掌,如果您在本文中看到错误,也可以发信息向我们咆哮。谢谢!



原文:Honest Harmony ICO review
来源:Medium
作者:Kiku
编译:Satojiu

 
 
连载中……
作者:韭菜极客(微信公众号:leekgeek)

Libra节点竞选名单大起底!十余家机构公开申请,币安、Gemini在观望

资讯huoxi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7 11:33 • 来自相关话题

一场关于Libra的节点竞选正在全球上演。

这场竞选的发起者是Libra协会。据Libra白皮书描述,Libra协会负责管理Libra,企业、加密货币投资者、区块链基础设施公司等均可申请成为节点,从而在协会治理中发挥积极作用,并有资格获得新用户奖励和交易返利、通过Libra投资代币获得分红,目前已有Mastercard、PayPal等28个创始成员,预计在2020 年上半年,协会成员数量扩展到100个左右。






自Libra白皮书发布以来,尽管监管机构频频试压,仍阻挡不住申请者的热情,包括金融巨头、投资机构、交易所、公链团队、行业协会等在内的机构和组织纷纷表态,希望以节点形式参与Libra协会治理,在更广范围推广Libra。

这些机构的申请方式有所不同。部分申请者单枪匹马,比如日本金融巨头Monex集团、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部分申请者组团行动,比如币赢网联合科银资本等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更有甚者打算以公开众筹形式参与竞选。

与此同时,不少机构虽尚未公开申请,但已对Libra表达出兴趣,比如币安、Gemini、苏格兰皇家银行。火星财经根据公开报道,盘点了那些正在申请或考虑成为Libra节点的机构和组织。


1、金融集团


日本Monex集团

据Cointelegraph日本站消息,7月26日,日本金融巨头Monex集团正式宣布申请加入Libra协会。这是日本企业首次表露出希望参与Libra协会的意向。

公开报道显示,Monex集团日本最大的在线经济商,于去年4月收购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check,总金额为36亿日元。受此消息影响,Monex股价曾在一日之内大涨23%。今年1月,日本金融厅正式向Coincheck发放牌照。

除了觊觎日本市场,Monex还触角伸向美国。据路透社消息,Monex计划今年7月启动在美国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该交易所名为TradeStation Crypto,将为半职业化的交易者服务。


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

7月1日,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宣布支持并已对接申请加入Libra协会,旨在实现大规模支付应用并改变国际金融秩序。

公开资料显示,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于2017年筹备创立,是一家持有菲律宾央行牌照的金融服务商,总部位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旗下运营ATC安达汇款、ATC支付和ATC数字货币交易所,同时在菲律宾、香港、日本、阿根廷等多地设有服务中心。

Atomtrans Tech Corp官方表示,该集团现已申请加入Libra协会运行验证节点,将在菲律宾及东南亚市场推动Libra,并将Libra稳定币应用到其生态系统,旨在实现大规模支付应用并改变国际金融流程和秩序。


2、投资机构


节点资本

6月20日,节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杜均在朋友圈表示:“Node Capital & Libra,与其当个评论者,不如一起改变世界。”此消息预示着节点资本将筹备参与Libra创始人竞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杜均称目前正在筹备过程中,具体细节还不方便透露。

据节点资本官网显示,该机构专注于投资区块链行业,已经投资了近200家企业,覆盖新闻资讯、交易所、区块链技术开发与应用、区块链数据挖掘与分析、第三方服务等,包括金色财经、火币、链上科技、库神钱包等。


科银资本

6月19日,币赢网宣布联合科银资本等机构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随后,科银资本执行总裁Jayden Wei 在朋友圈表示:“pchain曹博士刚私信我,要一起参与libra节点竞选!我会找更多合作伙伴。我们澳洲科银一个IPO的案子,做的也是普惠金融,服务1200万人在印尼,我觉得我们很有机会。”

公开资料显示,科银资本是澳大利亚唯一一家具有区块链数字货币风投牌照的投资公司,专注于区块链基础建设、数字货币投资与咨询的资产管理公司,所投项目覆盖矿场、交易所、钱包、公链等领域。


颐和基金

6月24日,颐和基金宣布将携基金成员参与Libra超级节点竞选,推动Libra在大中华地区的落地应用。

公开资料显示,颐和基金是由BTB交易所发起的针对优质区块链项目扶持的基金,其基金成员包括BTB交易所、币虎全球基金会、BEX衍生品交易所等。

颐和基金发起人Nicole表示,随着Facebook等巨头机构的进入,区块链行业一定会越来越完善,颐和基金将和更多专业的机构、优质资产一起推动这个万亿的金融市场。


3、交易所


币赢网

6月19日,币赢网宣布联合科银资本等机构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币赢网计划联合诸多机构共同成立ALPHA COMMUNITY,目前正在就成立事务同相关机构洽谈。ALPHA COMMUNITY将依托成员间技术、市场、社区基础,致力于Libra节点生态建设,推动全球金融服务体系的升级。

公开资料显示,币赢网是一家在香港开设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主要面向全球用户提供以太币、HSR等数字资产的交易服务。


MSER

6月21日,社区型交易所Monster one怪兽市场CEO茅泽民宣布其母公司MSER将联合Monster Capital、Future Capital、Pacific Capital、Mix Bank等机构出资2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

Monster one怪兽市场官方表示,计划联合诸多机构共同成立Question Community,目前正在就成立事务同相关机构洽谈。Question Community 将致力于Libra节点生态建设,助力全球新金融生态体系的建立。

与此同时,怪兽市场交易所呼吁更多机构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添一把火,为构造全新的金融体系助一份力。


BitTok币拓

6月26日,据智能派报道,BitTok币拓将联合海内外知名区块链资本公司和多家加密机构共同成立Aqua Community,全面参与Facebook Libra节点竞选。

公开资料显示,Bittok币拓是一家新型的数字资产智能管理平台。在Libra白皮书发布之后,该机构曾做过解读:Facebook有着一颗腾讯帝国的心,此次高调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其实是为了完成其社交生态,属于Facebook商业模式的一次大升级。

据Bittok币拓分析,Libra引发的不是几个币种之间的较量,更不是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竞赛,而是现实世界和分布式世界的一次对抗。


4、公链开发团队


Node Pacific

6月19日,Node Pacific(节点亚太科技) 宣布参加Libra全球节点竞选,并完成了Libra测试网搭建。

公开资料显示,Node Pacific是一家公链运营众包平台和节点运营商,已参与全球近20条主流公链,并成为其核心出块节点。Node Pacific称,将发起Libra全球治理委员会,并联合优质节点服务者,深入拓展Libra的基础设施建设与应用。


Echoin

6月19日,Echoin宣布正在积极筹备参与Libra节点竞选,并已获得多个能源生态合作伙伴的千万美金支持,将代表能源行业进行Libra节点申请,构建覆盖全球主要大洲的能源数字化网络。

根据公开报道,Echoin旨在通过DPoS共识治理机制、预言机能源数据上链、Plasma侧链等技术解决方案,打造面向全球能源经济的公链生态。

此前,Echoin已与全球最大的电力生产商法国电力EDF和能源数字化巨头车主邦达成战略合作,同时与英国能源局下辖的40多家能源企业进行接洽。印度科技局、意大利最大电力公司Enel、GSE等也将逐步参与到Echoin的生态建设中。


5、行业协会


香港区块链协会

6月22日,香港区块链协会 HKBA 宣布:将成立 Libra HKBA 共同体,以申请 Libra 协会创始成员,推动Libra 在大中华地区的落地应用。

据悉,香港区块链协会是一个开放、自主、平等的组织,旨在通过学习、交流及推广区块链技术及应用,成为大中华及世界链圈的衔接平台,并将香港打造成新时代的金融科技中心。

Clipper Coin Capital创始人、HKBA 共同主席刘震表示:科技巨头Facebook发布 Libra,将在全球范围推动数字货币的普及,加速各国数字货币监管的突破;同时,Libra 还会加快各大科技金融企业数字货币的推出,引发全球新一轮数字竞赛。


亚洲区块链学会

7月8日,亚洲区块链学会投资委员会联合ABNews亚洲区块链新闻媒体等机构宣布竞选Libra超级节点,为未来的金融平等和公正做出贡献。

公开报道显示,亚洲区块链学会是一个区块链学术组织,由亚洲比特币及区块链布道者蔡志川博士担任会长,并得到世界各地学者及金融专家的支持。

对于Libra,蔡志川曾评论称:“从比特币开始,到Facebook发币,这算得上是区块链的一个里程碑了,这是有重大意义的!”


6、去中心化金融平台


6月19日,HyperDao筹备组织众筹参与Libra节点竞选。HyperDao称,将在近期公布众筹细节,并在其新官网HDAO.IO众筹。

公开资料显示,HyperDao是一家去中心化金融服务平台,由原立刻网升级而成,目前正在整合数字货币钱包、众筹平台和交易所等业务,致力完成去中心化金融服务生态闭环,已为亚太、欧洲等地区数十万用户提供服务。


7、这些机构也感兴趣


火星财经注意到,就在以上机构积极申请Libra节点的同时,还有一些组织明确表达了参与意向:


币安

6月27日,在特拉维夫FinTech Junction会议上,币安首席战略官GIN CHAO透露,币安“肯定”会考虑成为Libra的验证者节点:“我们肯定在考虑这件事。所以,我们想参与竞选。不管我们是否会成为一体,我们都拭目以待。”他认为Libra代表了迄今为止加密货币采用的最佳桥梁,因为它将构成加密火币的实际用例,而且Facebook可以在Libra上为服务和功能定价。

在Libra白皮书发布之后,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曾在推特上表示:“Facebook的Libra币不需要KYC,他们拥有20亿人口的庞大数据。不只包括名字、ID、地址、电话号码。他们还知道你的家人、朋友、实时/历史地理位置等等。他们比你更了解你自己。现在他们有掌控了你的钱包。最好的KYC。”


Gemini

据Coindesk透露,加密货币交易所Gemini或将很快加入Libra协会。该交易所联合创始人Cameron表示:“我们肯定会认真看待它,我们对这个项目感到很兴奋。”

联合创始人Tyler则直言Libra是未来加密货币的方向:“我们的感觉是,这是许多巨头公司(Facebook、亚马逊、Netflix和Google)中第一个拥有代币项目的公司。我们的预测是在接下来的24个月内,几乎每个巨型公司都会有类似的代币或某种项目。”

火星财经此前报道,去年9月,Gemini交易所宣布发行稳定币GUSD,并声称GUSD已获纽约金融资产管理部门认可。这使得GUSD成了全球首批受监管的、1:1锚定美元的稳定币。


苏格兰皇家银行

据AMBCrypto 7月10日消息,苏格兰皇家银行(RBS)正与Facebook讨论其加入Libra协会的可能,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创新主管Kevin Hanley于7月9日确认与Facebook的谈判。

据百度百科显示,苏格兰皇家银行集团建于1727年,是英国最大的银行,在英国的法人、个人及海外银行业中排名第一。

早在2015年,苏格兰皇家银行就曾在内部实验自己的数字货币。该银行的技术、媒体及电信主管透露,RBS已经在各个银行之间建立并以自己的货币作为交易结算工具。


8、展望:Libra仍存变数


Libra白皮书发布至今可谓冰火两重天,一方面节点申请者络绎不绝,另一方面监管机构频频试压,增加了Libra的不确定性。

在近日递交给美国证监会(SEC)的季度报告中,Facebook提醒投资者,虽然计划明年推出加密货币Libra,但有很多因素可能阻止Libra如期推出,甚至可能导致Libra永远无法问世。

不仅如此,Libra协会现有成员的顾虑也埋下了隐患。6月26日,纽约时报记者Nathaniel Popper发文称,Libra协会中的一些合作伙伴仍在以谨慎态度接近Libra,其中七家公司的高管表示,他们通过签署并不具有约束力的协议加入了该项目,部分原因是他们知道自己没有义务使用或推广数字代币Libra,如果他们不喜欢代币的发展,可以很轻易地退出。

Facebook发言人Elka Looks为此在声明中表示,该公司计划“与创始成员进行全面的对话和讨论,并在未来几个月欢迎更多的成员加入”。“我们知道这需要时间,也并不简单,但只要我们一起努力,Libra的目标就能实现。”

Libra协会发言人Dante Disparte则表示,自Libra协会宣布成立以来,已经收到了大量有意成为会员的公司来信。他说,Libra协会很可能会制定一份名单,列出那些明年可以成为该协会100名首批成员的公司。

扎克伯格的表态也让节点申请者吃了一颗定心丸。在上周发布的公开信中,扎克伯格一再重申Libra将配合监管,承诺“Facebook和Libra协会都计划和监管机构合作,在Libra推出前解决所有的担忧。”这其实向公众传递了Libra要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

未来可以预见的是,还会有更多机构申请加入Libra协会,最终结果虽无法预料,但Libra依旧被寄予厚望,正如加密货币公司Bison Trails首席执行官Joe Lallouz所言:“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但仍有许多细节问题需要解决。”


参考文章:《Libra节点竞选热,是好生意还是作秀?》
文 | 文学 
出品 | 火星财经APP(ID:hxcj24h) 查看全部
20190807094915NEpL.jpeg

一场关于Libra的节点竞选正在全球上演。

这场竞选的发起者是Libra协会。据Libra白皮书描述,Libra协会负责管理Libra,企业、加密货币投资者、区块链基础设施公司等均可申请成为节点,从而在协会治理中发挥积极作用,并有资格获得新用户奖励和交易返利、通过Libra投资代币获得分红,目前已有Mastercard、PayPal等28个创始成员,预计在2020 年上半年,协会成员数量扩展到100个左右。

20190807094910hJZr.jpeg


自Libra白皮书发布以来,尽管监管机构频频试压,仍阻挡不住申请者的热情,包括金融巨头、投资机构、交易所、公链团队、行业协会等在内的机构和组织纷纷表态,希望以节点形式参与Libra协会治理,在更广范围推广Libra。

这些机构的申请方式有所不同。部分申请者单枪匹马,比如日本金融巨头Monex集团、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部分申请者组团行动,比如币赢网联合科银资本等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更有甚者打算以公开众筹形式参与竞选。

与此同时,不少机构虽尚未公开申请,但已对Libra表达出兴趣,比如币安、Gemini、苏格兰皇家银行。火星财经根据公开报道,盘点了那些正在申请或考虑成为Libra节点的机构和组织。


1、金融集团


日本Monex集团

据Cointelegraph日本站消息,7月26日,日本金融巨头Monex集团正式宣布申请加入Libra协会。这是日本企业首次表露出希望参与Libra协会的意向。

公开报道显示,Monex集团日本最大的在线经济商,于去年4月收购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check,总金额为36亿日元。受此消息影响,Monex股价曾在一日之内大涨23%。今年1月,日本金融厅正式向Coincheck发放牌照。

除了觊觎日本市场,Monex还触角伸向美国。据路透社消息,Monex计划今年7月启动在美国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该交易所名为TradeStation Crypto,将为半职业化的交易者服务。


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

7月1日,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宣布支持并已对接申请加入Libra协会,旨在实现大规模支付应用并改变国际金融秩序。

公开资料显示,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于2017年筹备创立,是一家持有菲律宾央行牌照的金融服务商,总部位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旗下运营ATC安达汇款、ATC支付和ATC数字货币交易所,同时在菲律宾、香港、日本、阿根廷等多地设有服务中心。

Atomtrans Tech Corp官方表示,该集团现已申请加入Libra协会运行验证节点,将在菲律宾及东南亚市场推动Libra,并将Libra稳定币应用到其生态系统,旨在实现大规模支付应用并改变国际金融流程和秩序。


2、投资机构


节点资本

6月20日,节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杜均在朋友圈表示:“Node Capital & Libra,与其当个评论者,不如一起改变世界。”此消息预示着节点资本将筹备参与Libra创始人竞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杜均称目前正在筹备过程中,具体细节还不方便透露。

据节点资本官网显示,该机构专注于投资区块链行业,已经投资了近200家企业,覆盖新闻资讯、交易所、区块链技术开发与应用、区块链数据挖掘与分析、第三方服务等,包括金色财经、火币、链上科技、库神钱包等。


科银资本

6月19日,币赢网宣布联合科银资本等机构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随后,科银资本执行总裁Jayden Wei 在朋友圈表示:“pchain曹博士刚私信我,要一起参与libra节点竞选!我会找更多合作伙伴。我们澳洲科银一个IPO的案子,做的也是普惠金融,服务1200万人在印尼,我觉得我们很有机会。”

公开资料显示,科银资本是澳大利亚唯一一家具有区块链数字货币风投牌照的投资公司,专注于区块链基础建设、数字货币投资与咨询的资产管理公司,所投项目覆盖矿场、交易所、钱包、公链等领域。


颐和基金

6月24日,颐和基金宣布将携基金成员参与Libra超级节点竞选,推动Libra在大中华地区的落地应用。

公开资料显示,颐和基金是由BTB交易所发起的针对优质区块链项目扶持的基金,其基金成员包括BTB交易所、币虎全球基金会、BEX衍生品交易所等。

颐和基金发起人Nicole表示,随着Facebook等巨头机构的进入,区块链行业一定会越来越完善,颐和基金将和更多专业的机构、优质资产一起推动这个万亿的金融市场。


3、交易所


币赢网

6月19日,币赢网宣布联合科银资本等机构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币赢网计划联合诸多机构共同成立ALPHA COMMUNITY,目前正在就成立事务同相关机构洽谈。ALPHA COMMUNITY将依托成员间技术、市场、社区基础,致力于Libra节点生态建设,推动全球金融服务体系的升级。

公开资料显示,币赢网是一家在香港开设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主要面向全球用户提供以太币、HSR等数字资产的交易服务。


MSER

6月21日,社区型交易所Monster one怪兽市场CEO茅泽民宣布其母公司MSER将联合Monster Capital、Future Capital、Pacific Capital、Mix Bank等机构出资2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

Monster one怪兽市场官方表示,计划联合诸多机构共同成立Question Community,目前正在就成立事务同相关机构洽谈。Question Community 将致力于Libra节点生态建设,助力全球新金融生态体系的建立。

与此同时,怪兽市场交易所呼吁更多机构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添一把火,为构造全新的金融体系助一份力。


BitTok币拓

6月26日,据智能派报道,BitTok币拓将联合海内外知名区块链资本公司和多家加密机构共同成立Aqua Community,全面参与Facebook Libra节点竞选。

公开资料显示,Bittok币拓是一家新型的数字资产智能管理平台。在Libra白皮书发布之后,该机构曾做过解读:Facebook有着一颗腾讯帝国的心,此次高调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其实是为了完成其社交生态,属于Facebook商业模式的一次大升级。

据Bittok币拓分析,Libra引发的不是几个币种之间的较量,更不是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竞赛,而是现实世界和分布式世界的一次对抗。


4、公链开发团队


Node Pacific

6月19日,Node Pacific(节点亚太科技) 宣布参加Libra全球节点竞选,并完成了Libra测试网搭建。

公开资料显示,Node Pacific是一家公链运营众包平台和节点运营商,已参与全球近20条主流公链,并成为其核心出块节点。Node Pacific称,将发起Libra全球治理委员会,并联合优质节点服务者,深入拓展Libra的基础设施建设与应用。


Echoin

6月19日,Echoin宣布正在积极筹备参与Libra节点竞选,并已获得多个能源生态合作伙伴的千万美金支持,将代表能源行业进行Libra节点申请,构建覆盖全球主要大洲的能源数字化网络。

根据公开报道,Echoin旨在通过DPoS共识治理机制、预言机能源数据上链、Plasma侧链等技术解决方案,打造面向全球能源经济的公链生态。

此前,Echoin已与全球最大的电力生产商法国电力EDF和能源数字化巨头车主邦达成战略合作,同时与英国能源局下辖的40多家能源企业进行接洽。印度科技局、意大利最大电力公司Enel、GSE等也将逐步参与到Echoin的生态建设中。


5、行业协会


香港区块链协会

6月22日,香港区块链协会 HKBA 宣布:将成立 Libra HKBA 共同体,以申请 Libra 协会创始成员,推动Libra 在大中华地区的落地应用。

据悉,香港区块链协会是一个开放、自主、平等的组织,旨在通过学习、交流及推广区块链技术及应用,成为大中华及世界链圈的衔接平台,并将香港打造成新时代的金融科技中心。

Clipper Coin Capital创始人、HKBA 共同主席刘震表示:科技巨头Facebook发布 Libra,将在全球范围推动数字货币的普及,加速各国数字货币监管的突破;同时,Libra 还会加快各大科技金融企业数字货币的推出,引发全球新一轮数字竞赛。


亚洲区块链学会

7月8日,亚洲区块链学会投资委员会联合ABNews亚洲区块链新闻媒体等机构宣布竞选Libra超级节点,为未来的金融平等和公正做出贡献。

公开报道显示,亚洲区块链学会是一个区块链学术组织,由亚洲比特币及区块链布道者蔡志川博士担任会长,并得到世界各地学者及金融专家的支持。

对于Libra,蔡志川曾评论称:“从比特币开始,到Facebook发币,这算得上是区块链的一个里程碑了,这是有重大意义的!”


6、去中心化金融平台


6月19日,HyperDao筹备组织众筹参与Libra节点竞选。HyperDao称,将在近期公布众筹细节,并在其新官网HDAO.IO众筹。

公开资料显示,HyperDao是一家去中心化金融服务平台,由原立刻网升级而成,目前正在整合数字货币钱包、众筹平台和交易所等业务,致力完成去中心化金融服务生态闭环,已为亚太、欧洲等地区数十万用户提供服务。


7、这些机构也感兴趣


火星财经注意到,就在以上机构积极申请Libra节点的同时,还有一些组织明确表达了参与意向:


币安

6月27日,在特拉维夫FinTech Junction会议上,币安首席战略官GIN CHAO透露,币安“肯定”会考虑成为Libra的验证者节点:“我们肯定在考虑这件事。所以,我们想参与竞选。不管我们是否会成为一体,我们都拭目以待。”他认为Libra代表了迄今为止加密货币采用的最佳桥梁,因为它将构成加密火币的实际用例,而且Facebook可以在Libra上为服务和功能定价。

在Libra白皮书发布之后,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曾在推特上表示:“Facebook的Libra币不需要KYC,他们拥有20亿人口的庞大数据。不只包括名字、ID、地址、电话号码。他们还知道你的家人、朋友、实时/历史地理位置等等。他们比你更了解你自己。现在他们有掌控了你的钱包。最好的KYC。”


Gemini

据Coindesk透露,加密货币交易所Gemini或将很快加入Libra协会。该交易所联合创始人Cameron表示:“我们肯定会认真看待它,我们对这个项目感到很兴奋。”

联合创始人Tyler则直言Libra是未来加密货币的方向:“我们的感觉是,这是许多巨头公司(Facebook、亚马逊、Netflix和Google)中第一个拥有代币项目的公司。我们的预测是在接下来的24个月内,几乎每个巨型公司都会有类似的代币或某种项目。”

火星财经此前报道,去年9月,Gemini交易所宣布发行稳定币GUSD,并声称GUSD已获纽约金融资产管理部门认可。这使得GUSD成了全球首批受监管的、1:1锚定美元的稳定币。


苏格兰皇家银行

据AMBCrypto 7月10日消息,苏格兰皇家银行(RBS)正与Facebook讨论其加入Libra协会的可能,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创新主管Kevin Hanley于7月9日确认与Facebook的谈判。

据百度百科显示,苏格兰皇家银行集团建于1727年,是英国最大的银行,在英国的法人、个人及海外银行业中排名第一。

早在2015年,苏格兰皇家银行就曾在内部实验自己的数字货币。该银行的技术、媒体及电信主管透露,RBS已经在各个银行之间建立并以自己的货币作为交易结算工具。


8、展望:Libra仍存变数


Libra白皮书发布至今可谓冰火两重天,一方面节点申请者络绎不绝,另一方面监管机构频频试压,增加了Libra的不确定性。

在近日递交给美国证监会(SEC)的季度报告中,Facebook提醒投资者,虽然计划明年推出加密货币Libra,但有很多因素可能阻止Libra如期推出,甚至可能导致Libra永远无法问世。

不仅如此,Libra协会现有成员的顾虑也埋下了隐患。6月26日,纽约时报记者Nathaniel Popper发文称,Libra协会中的一些合作伙伴仍在以谨慎态度接近Libra,其中七家公司的高管表示,他们通过签署并不具有约束力的协议加入了该项目,部分原因是他们知道自己没有义务使用或推广数字代币Libra,如果他们不喜欢代币的发展,可以很轻易地退出。

Facebook发言人Elka Looks为此在声明中表示,该公司计划“与创始成员进行全面的对话和讨论,并在未来几个月欢迎更多的成员加入”。“我们知道这需要时间,也并不简单,但只要我们一起努力,Libra的目标就能实现。”

Libra协会发言人Dante Disparte则表示,自Libra协会宣布成立以来,已经收到了大量有意成为会员的公司来信。他说,Libra协会很可能会制定一份名单,列出那些明年可以成为该协会100名首批成员的公司。

扎克伯格的表态也让节点申请者吃了一颗定心丸。在上周发布的公开信中,扎克伯格一再重申Libra将配合监管,承诺“Facebook和Libra协会都计划和监管机构合作,在Libra推出前解决所有的担忧。”这其实向公众传递了Libra要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

未来可以预见的是,还会有更多机构申请加入Libra协会,最终结果虽无法预料,但Libra依旧被寄予厚望,正如加密货币公司Bison Trails首席执行官Joe Lallouz所言:“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但仍有许多细节问题需要解决。”


参考文章:《Libra节点竞选热,是好生意还是作秀?》
文 | 文学 
出品 | 火星财经APP(ID:hxcj24h)

通往币安之路:DEX项目争上主站,IEO导流效果仅7天

市场pa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7-16 15:26 • 来自相关话题

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怎样的生态图景?



交易所作为为数字货币提供流动性的场所俨然已经处于“币圈”食物链顶端。在众多交易所中,币安在不到两年间里走在行业头部,成为一匹逆袭的黑马,一台无产地的“印钞机”。根据The Block分析师Larry Cermak的最新分析报告,币安6月的交易额将到史无前例地超过600亿美元,第二季度净利润可能超过1亿美元(约7亿人民币)。

币安单季度净利润已经超过部分A股部分城商行和证券公司,与西安银行的单季度(一季度)净利润一致,甚至还超过了比如青岛银行(5.07亿元)、紫金银行(2.92亿)、张家港行(4.74亿)、东北证券(5.68亿)、无锡银行(3.03亿)、浙商证券(2.73亿)、长城证券(2.92亿)。

但币安的野心远不止稳坐中心化交易所的头把交椅。今年4月,币安先后上线了Binance Chain(下文称“币安公链”)和Binance DEX(下文称“DEX”),并将BNB从以太坊切换到币安公链上。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公开表示DEX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也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最近如火如荼展开的DEX项目主站选拔活动似乎也表明了这种发展倾向。

币安仅仅是想大力发展DEX吗?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的生态图景进展如何?PAData从数据上的观察,喜忧参半。


Binance DEX项目或可免费上主站


年初重启Launchpad引领风潮之后,6月中旬,DEX又推出了一项主站选拔活动。此次活动将在6月20日至9月20日期间展开三轮,对每轮中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各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的项目予以退还上币费的优惠,并将符合要求的项目选送主站审核,项目通过审核后将可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截至7月5日,DEX上共有27个数字货币,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要求的项目共有11个,分别是ERD、SPNDB、AWC、UND、ANKR、RAVEN、LTO、CHZ、BOLT、COS、VRAB。

其中ERD是Launchpad项目Elrond的代币,已经登陆主站,没有必要参与选拔。另外CHZ、VRAB的上架日期都晚于6月20日,可能与新上线的BZNT、PVT、TOMOB一样,无法参与第一轮选拔。因此实际上,目前只有8个项目还有机会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能够免费上架币安主站,对很多项目而言都极具诱惑力,这意味着更大的流动性。截至7月5日,CoinMarketCap显示币安主站共上架了158个数字货币,形成512个交易对,币种间流动性高达3.24(相当于每个数字货币拥有3个交易对),每个数字货币日均交易量约为100万美元,即使是后25%的数字货币日交易量也能达到约38万美元。






而DEX上线不满3个月,流动性远远低于主站。27个数字货币都只能和BNB交易,统计日当天(7月5日)的日均交易量(中值)仅不到2万美元,当天交易量最大的ERD有约600万美元,但交易量第二的SPNDB就只有约60万美元的交易量,低于币安主站的平均水平。

如果DEX上的项目能成功突围登陆币安主站,在联动宣传之下可能会受到主站高流动性的辐射影响。但符合客观要求不难,难的是通过主站的审核。公告并未说明是否一定会有符合要求的项目登陆主站,也可能到头来只有DEX本身受到关注。


Launchpad为DEX的引流效果约持续7天


虽然DEX目前仅有27个数字货币,但等着排队上架DEX的资产并不在少数。根据Chain浏览器的数据,目前链上资产共有90种。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确认,7月6日至7月10日DEX已上新7种数字货币,按此速度,可交易币种将会迅速丰富。

但DEX的交易量暂未有明显起色。如果跟踪DEX多日的交易量就可以发现,其日交易量受到Launchpad项目的影响十分明显。

7月5日DEX的日总交易量达到约796万美元,7月8日总交易量依然有约781万美元,而7月10日的总交易已经萎缩至约391万美元,降幅显著。在以上观察的时间窗口内,交易量最大的两个项目分别是最新Launchpad的ERD和SPNDB。其中ERD的交易量随着Launchpad时间的推移而快速下降,7月5日Launchpad后3天,ERD的交易量约600万美元,7月8日Launchpad后6天,其交易量约462万美元,7月10日Launchpad后8天,其交易量仅有约5万美元。而这三天SPNDB的日交易量分别约为60万美元、114万美元和116万美元,变化幅度明显小于ERD。

虽然,7月5日到7月8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不能直接说明最新Launchpad项目ERD交易量下降导致了总交易量下降,因为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上涨弥合了一部分日总交易量的降幅。由于这个变量因素的存在,很难判断ERD下降的交易量是流失了还是转向了如SPNDB等DEX内的其他数字货币。






但7月8日到7月10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则能比较明确地指向Launchpad项目的导流效果最长不超过7天。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基本稳定在115万美元左右,2天内涨幅仅1.74%。但与此同时,ERD下跌的交易量与DEX下跌的总交易量基本吻合,2天内,ERD交易量下跌了约457万美元,DEX日总交易量下跌了约390万美元,基本可以认为ERD通过Launchpad带来的流量中绝大部分已经流失。

虽然Launchpad对DEX的引流效果有限,但仅上线3个月不到的DEX与同类产品相比,已经获得了不错的交易量。CoinMarketCap显示,7月10日币安DEX的日交易额约为391万美元,而以太坊上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IDEX也仅有约380万美元。币安主站广泛的用户基础也很难突破去中心化交易所用户规模的掣肘。

币安CGO(首席增长官)Ted Lin此前在接受PANews专访时表示,“交易大户并不会是首批转向DEX的群体。反而在散户方面,如果他们有一些自己的理解和想法,可能会选择去DEX上尝试做交易。无论方向是怎样的,只要有用户愿意选择自发的去DEX上交易,某些方面来说就是对DEX技术的肯定。在体验的流畅性上面来说,DEX其实也是非常完整的,只是说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之间的运行方法有所不同。”


Binance DEX为BNB提供的流动性有限


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对媒体表示,未来币安的交易、投资、媒体、慈善等业务都会落在币安公链上,而公链上最大的应用就是DEX,后者将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

从这一表态中不难看到币安公链、DEX、BNB这三者钩织了币安未来的战略蓝图。在这幅蓝图中,币安公链将成为基础,DEX是业务基石,为整个生态带来流动性并赋能BNB,而BNB将成为撬动整个生态的支点,为币安的业务扩展至支付、借贷等领域提供条件。

但从目前来看,DEX以当前的体量为BNB创造的流动性尚且十分有限。尽管DEX上的数字货币只能与BNB交易,但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DEX中BNB的交易量仅占BNB总交易量的2.81%,低于BKEX、Bit-Z、LBank、BitMax和DrangonEX,BNB的流动性依然主要靠币安主站来创造,54.29%的BNB来自币安主站。






虽然Launchpad使BNB除了是平台币以外,还能成为交易媒介。但从各交易对贡献的交易量来看,市场首先认为BNB是平台币,并且是业绩优秀的交易所的平台币,仅BNB/USDT的交易量就占BNB交易量的53.62%,仅16%的交易额来自除BTC以外的其他131个币币交易对。






此外,众所周知的是,中心化交易所的主要盈利来自交易手续费,但根据CoinGecko的统计,币安DEX的交易不收取手续费,但交易过程中使用币安公链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比如在订单薄交易模式下,发生Order Expire(Maker提交的订单没有被Taker选中需要销毁)时,用户需要支付0.0001BNB。

不少观点认为DEX是交易所未来的发展形态,那么对币安而言,如果DEX不能为BNB创造足够的流动性,使得BNB可以依托币安公链延伸到其他领域,撬动整个链上生态的话,那么币安的主营收入,甚至可持续发展都或将受到影响。在这个迁移的过程中,币安主站的交易业务将为其链上生态建构持续提供能量。 查看全部
aempb1e8wqroowt2!heading.jpg


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怎样的生态图景?




交易所作为为数字货币提供流动性的场所俨然已经处于“币圈”食物链顶端。在众多交易所中,币安在不到两年间里走在行业头部,成为一匹逆袭的黑马,一台无产地的“印钞机”。根据The Block分析师Larry Cermak的最新分析报告,币安6月的交易额将到史无前例地超过600亿美元,第二季度净利润可能超过1亿美元(约7亿人民币)。

币安单季度净利润已经超过部分A股部分城商行和证券公司,与西安银行的单季度(一季度)净利润一致,甚至还超过了比如青岛银行(5.07亿元)、紫金银行(2.92亿)、张家港行(4.74亿)、东北证券(5.68亿)、无锡银行(3.03亿)、浙商证券(2.73亿)、长城证券(2.92亿)。

但币安的野心远不止稳坐中心化交易所的头把交椅。今年4月,币安先后上线了Binance Chain(下文称“币安公链”)和Binance DEX(下文称“DEX”),并将BNB从以太坊切换到币安公链上。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公开表示DEX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也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最近如火如荼展开的DEX项目主站选拔活动似乎也表明了这种发展倾向。

币安仅仅是想大力发展DEX吗?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的生态图景进展如何?PAData从数据上的观察,喜忧参半。


Binance DEX项目或可免费上主站


年初重启Launchpad引领风潮之后,6月中旬,DEX又推出了一项主站选拔活动。此次活动将在6月20日至9月20日期间展开三轮,对每轮中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各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的项目予以退还上币费的优惠,并将符合要求的项目选送主站审核,项目通过审核后将可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截至7月5日,DEX上共有27个数字货币,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要求的项目共有11个,分别是ERD、SPNDB、AWC、UND、ANKR、RAVEN、LTO、CHZ、BOLT、COS、VRAB。

其中ERD是Launchpad项目Elrond的代币,已经登陆主站,没有必要参与选拔。另外CHZ、VRAB的上架日期都晚于6月20日,可能与新上线的BZNT、PVT、TOMOB一样,无法参与第一轮选拔。因此实际上,目前只有8个项目还有机会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能够免费上架币安主站,对很多项目而言都极具诱惑力,这意味着更大的流动性。截至7月5日,CoinMarketCap显示币安主站共上架了158个数字货币,形成512个交易对,币种间流动性高达3.24(相当于每个数字货币拥有3个交易对),每个数字货币日均交易量约为100万美元,即使是后25%的数字货币日交易量也能达到约38万美元。

rzkbmkak3all5r48!heading.jpg


而DEX上线不满3个月,流动性远远低于主站。27个数字货币都只能和BNB交易,统计日当天(7月5日)的日均交易量(中值)仅不到2万美元,当天交易量最大的ERD有约600万美元,但交易量第二的SPNDB就只有约60万美元的交易量,低于币安主站的平均水平。

如果DEX上的项目能成功突围登陆币安主站,在联动宣传之下可能会受到主站高流动性的辐射影响。但符合客观要求不难,难的是通过主站的审核。公告并未说明是否一定会有符合要求的项目登陆主站,也可能到头来只有DEX本身受到关注。


Launchpad为DEX的引流效果约持续7天


虽然DEX目前仅有27个数字货币,但等着排队上架DEX的资产并不在少数。根据Chain浏览器的数据,目前链上资产共有90种。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确认,7月6日至7月10日DEX已上新7种数字货币,按此速度,可交易币种将会迅速丰富。

但DEX的交易量暂未有明显起色。如果跟踪DEX多日的交易量就可以发现,其日交易量受到Launchpad项目的影响十分明显。

7月5日DEX的日总交易量达到约796万美元,7月8日总交易量依然有约781万美元,而7月10日的总交易已经萎缩至约391万美元,降幅显著。在以上观察的时间窗口内,交易量最大的两个项目分别是最新Launchpad的ERD和SPNDB。其中ERD的交易量随着Launchpad时间的推移而快速下降,7月5日Launchpad后3天,ERD的交易量约600万美元,7月8日Launchpad后6天,其交易量约462万美元,7月10日Launchpad后8天,其交易量仅有约5万美元。而这三天SPNDB的日交易量分别约为60万美元、114万美元和116万美元,变化幅度明显小于ERD。

虽然,7月5日到7月8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不能直接说明最新Launchpad项目ERD交易量下降导致了总交易量下降,因为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上涨弥合了一部分日总交易量的降幅。由于这个变量因素的存在,很难判断ERD下降的交易量是流失了还是转向了如SPNDB等DEX内的其他数字货币。

o7xd0fapdiduqzot!heading.jpg


但7月8日到7月10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则能比较明确地指向Launchpad项目的导流效果最长不超过7天。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基本稳定在115万美元左右,2天内涨幅仅1.74%。但与此同时,ERD下跌的交易量与DEX下跌的总交易量基本吻合,2天内,ERD交易量下跌了约457万美元,DEX日总交易量下跌了约390万美元,基本可以认为ERD通过Launchpad带来的流量中绝大部分已经流失。

虽然Launchpad对DEX的引流效果有限,但仅上线3个月不到的DEX与同类产品相比,已经获得了不错的交易量。CoinMarketCap显示,7月10日币安DEX的日交易额约为391万美元,而以太坊上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IDEX也仅有约380万美元。币安主站广泛的用户基础也很难突破去中心化交易所用户规模的掣肘。

币安CGO(首席增长官)Ted Lin此前在接受PANews专访时表示,“交易大户并不会是首批转向DEX的群体。反而在散户方面,如果他们有一些自己的理解和想法,可能会选择去DEX上尝试做交易。无论方向是怎样的,只要有用户愿意选择自发的去DEX上交易,某些方面来说就是对DEX技术的肯定。在体验的流畅性上面来说,DEX其实也是非常完整的,只是说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之间的运行方法有所不同。”


Binance DEX为BNB提供的流动性有限


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对媒体表示,未来币安的交易、投资、媒体、慈善等业务都会落在币安公链上,而公链上最大的应用就是DEX,后者将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

从这一表态中不难看到币安公链、DEX、BNB这三者钩织了币安未来的战略蓝图。在这幅蓝图中,币安公链将成为基础,DEX是业务基石,为整个生态带来流动性并赋能BNB,而BNB将成为撬动整个生态的支点,为币安的业务扩展至支付、借贷等领域提供条件。

但从目前来看,DEX以当前的体量为BNB创造的流动性尚且十分有限。尽管DEX上的数字货币只能与BNB交易,但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DEX中BNB的交易量仅占BNB总交易量的2.81%,低于BKEX、Bit-Z、LBank、BitMax和DrangonEX,BNB的流动性依然主要靠币安主站来创造,54.29%的BNB来自币安主站。

t5jof7rp7owu0l75!heading.jpg


虽然Launchpad使BNB除了是平台币以外,还能成为交易媒介。但从各交易对贡献的交易量来看,市场首先认为BNB是平台币,并且是业绩优秀的交易所的平台币,仅BNB/USDT的交易量就占BNB交易量的53.62%,仅16%的交易额来自除BTC以外的其他131个币币交易对。

li6fn8lo56tfgltp!heading.jpg


此外,众所周知的是,中心化交易所的主要盈利来自交易手续费,但根据CoinGecko的统计,币安DEX的交易不收取手续费,但交易过程中使用币安公链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比如在订单薄交易模式下,发生Order Expire(Maker提交的订单没有被Taker选中需要销毁)时,用户需要支付0.0001BNB。

不少观点认为DEX是交易所未来的发展形态,那么对币安而言,如果DEX不能为BNB创造足够的流动性,使得BNB可以依托币安公链延伸到其他领域,撬动整个链上生态的话,那么币安的主营收入,甚至可持续发展都或将受到影响。在这个迁移的过程中,币安主站的交易业务将为其链上生态建构持续提供能量。

加密交易所的新战场:高频交易

市场odaily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9 12:25 • 来自相关话题

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



一些加密货币交易所正在“悄悄地”为高频交易(High-Frequency Trading)铺上了红地毯,也让不少交易员蠢蠢欲动。 

(星球君 o-daily 注:高频交易是指从那些人们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计算机化交易,比如,某种证券买入价和卖出价差价的微小变化,或者某只股票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微小价差。这种交易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有些交易机构将自己的“服务器群组”(server farms)安置到了离交易所的计算机很近的地方,以缩短交易指令通过光缆以光速旅行的距离。)

总部设在新加坡的火币和总部位于芝加哥的 ErisX 都开始提供主机托管服务,其中客户的服务器与交易所的服务会将会放置在同一设施或同一云端,这样一来,交易者和投资者就能以更快的速度来执行交易,继而在交易市场里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 

不仅如此,“双子星”(Gemini)交易所现在也加入到了高频交易服务领域,他们是首批在纽约获得加密托管服务许可的交易所之一,而且即将在芝加哥开始分部。 

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都没有对高频交易服务收取费用,这似乎与交易所一贯做法有所不同。在 Huobi Russia 莫斯科客户办公室里,该交易所当地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略带自豪地说道:

    “这是我们的竞争优势。”


可以肯定的是,高频交易在加密货币行业中的应用依然比较少,从历史状况来看,高频交易一直由个体交易者主导,但最近这种交易模式开始吸引对冲基金和家族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兴趣。

但是对于交易所来说,高频交易一直是传统金融市场里颇具争议的做法,但现在也开始逐渐进入加密货币行业。不可否认是,机器人交易从“头门沟”Mt.Gox 交易所开始就已经存在,但如今的主机托管却将算法交易带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水平。

Eric Wall 是 Coinnober 公司前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负责人,该公司已经被纳斯达克收购,他表示:

    “高频交易是一项大业务,每一家交易所运营商都逃不掉这个话题,而且有些加密货币交易所已经透露有华尔街公司正在与他们接触探索高频交易的可能性了。”


但 Eric Wall 认为,目前绝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还没有为高频交易需求做好充分准备,对于专注于散户投资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而言,高频交易仍是一个非常新的概念,同时也缺乏经验。


每天80万笔交易


按照  Huobi Russia 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的说法,自从 Huobi 俄罗斯办事处开设的六个月时间以来,已经有大约 50 个客户利用了其主机托管服务,将自己的服务器和 Huobi 的服务器置于同一个云端,而且使用相同的域名服务(DNS)作为交换机。这样一来,客户的交易速度将比其他用户快 70 至 100 被,Andrey Grachev 说道:

    “我们有一个客户每天会进行大约80万笔交易,而且这样的客户正变得越来越多。”


与使用云端服务器的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不同,ErisX 拥有一个专属的硬件批评引擎,该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透露,这个引擎被部署在位于新泽西州锡考克斯的Equinix数据中心里,而类似的匹配引擎基本上都会被部署在传统交易所、经纪公司或交易公司里,因此在数据中心里搭建服务器的交易者可以直接连接到ErisX的匹配引擎上。(ErisX在今年四月推出了多个加密货币现货交易所,最近又获得了监管机构批准开展期货业务)

“双子星”交易所(Gemini)成立于 2014 年,两位联合创始人是 CameronWinklevoss 和 Tyler Winklevoss 兄弟,他们也在 Equinix 部署了自己的主要交易平台并提供主机托管服务。根据“双子星”交易所官方网站透露,该交易所计划很快在Equinix的芝加哥数据中心提供另一个托管服务,并为多个证券交易所及其高频交易客户保留其硬件。

“双子星”交易所运营总经理 Jeanine Hightower-Sellitto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将会提供多种连接选项,以满足客户的需求,而且为客户提供的每种选择都是免费的。

不过,美国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在高频交易服务里似乎有些奇怪,他们今年关闭了芝加哥分部,而该部门一直致力于为包括主机托管在内的高频交易商提供服务。有消息称,Coinbase 当时之所以关闭该业务是为了优先提供其他机构服务。

Coinbase 公司拒绝对此时发表评论,但不知是否是巧合,刚刚在芝加哥开设办事处的“双子星”交易所却“挖来了” Coinbase 的一些前雇员。


有争议的做法


你会发现,很多加密货币交易所似乎开始探索高频交易业务了,但由于华尔街不光彩的历史,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会带来、甚至加剧不透明和不稳定等问题。

正如美国当代报告文学作家、知名财经记者、《大空头》原著者 Michael Lewis 在他的《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所说,算法股票交易员将他们的服务器放置于交易所附近,以获得比其他投资者更快的交易速度,能够在不到一秒时间内在市场中套利。

Michael Lewis 一阵见血地指出了高频交易的问题所在,在一些市场中,一些参与者的交易速度是普通用户的几百倍,他们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结果导致那些“非算法交易者“只能在较低的价格区间做选择。

此外,根据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2011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高频交易的另一个问题是会大大增加市场波动性。以 2010 年 5 月 6 日为例,当日美国大量股票价格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出现了大幅下跌和大幅回升,继而引发了所谓的“闪电崩盘“(Flash Crash),将普通交易者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像高频交易者那样做出快速反应,而高频交易者却能在这样的短时大幅波动中套利。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在 2012 年也指出,由于高频交易引发的技术故障导致企业损失了数亿美元资金,而且一些高频交易公司甚至还拥有交易所的股权。


市场正在变得越来越成熟


这里我们不得不提一个人,他就是 ErisX 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Matthew Trudeau 是知名股票交易所 IEX 的早期员工,也是《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提到的高频交易英雄,他一直认为高频套利和自动交易可以使市场受益。

Matthew Trudeau 认为,高频交易者正在帮助缩小不同交易所之间的价差,并使市场更有效率——包括加密市场,他说道:

    “这种现象在其他资产类别中已经发生,因为交易变得更加电子化和自动化,继而让做市商和套利者能够更有效地进行交易,从而改善价格形成、价格发现和流动性,套利机会也因此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少,这表明市场更加高效和成熟。”


然而对于高频交易来说,重要的是交易所和高频交易者需要基于市场披露的优惠条款达成交易,做到公开透明。对此,Matthew Trudeau 指出,以 ErisX 交易所为例,它为客户提供了透明、标准化的定价和连接选择,所有客户都使用相同的访问和费用条款。

另一家交易所 Huobi 也在努力确保所有客户在公平的环境中竞争,该交易所全球销售和机构业务负责人Lester Li 表示:

    “Huobi 的用户知道我们会监控任何滥用交易活动,我们还会不断提醒用户交易总会存在风险,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强烈建议用户在他们的可承受范围内进行交易并注意有可能涉及到的各种风险。”



保护散户投资者


不可否认,并非所有的交易所都能让“算法交易员“做到合规。

LGO Markets 是一家针对机构客户的小型交易所,今年年初刚刚成立,他们的做法与高频交易恰好相反——故意放慢每个人的交易速度。该交易所首席执行官 Hugo Renaudin 表示:

    “在进行高频交易匹配之前,订单会被分批手机,每批次的哈希值都会在比特币区块链中被记录——每个批次大约需要 500 毫秒才能形成,因此这可以作为交易的“减速带”。也能让每个交易者对平台活动获得相同的反馈。”


Kraken 交易所工程副总裁 Steve Hunt 也认为交易所并没有特殊对待高频交易客户,他解释说:

    “我们希望所有的客户都可以平等地在我们的平台上交易。”


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透露,他们暂时不会考虑提供主机托管服务,该交易所客户经理 Anatoly Kondyakov 在莫斯科举行的“精英投资者”聚会上告诉与会者,币安做出这一决定主要有两个理由:

    首先,币安希望保护散户投资人;

    其次,主机托管意味着要在某些特定司法管辖区内的“官方存在”,而币安目前不愿意这么做。



现在加密市场引入高频交易是不是太快了?


有些人认为,加密市场目前与传统金融行业之间的差距较大,因此向高频交易者提供托管服务会更有意义。旧金山交易所 OKCoin 金融市场主管 Wilfred Daye 表示:

    “现阶段,加密市场结构仍在发展,如果和股票和外汇市场相比的话,加密货币市场中其实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高频交易。从传统市场进入加密市场的交易者确实有主机托管需求,但这个问题基本上是一次性的,而不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所以 OKcoin 不会提供此服务。”


市场数据平台 Coinroute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David Weisberger 对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持怀疑态度,他的理由是:加密市场是去中心化且高度波动性的,以至于一些能够在股票上发挥作用的“套路”在比特币上无效。David Weisberger 认为高频交易前端运行的概念与加密货币关系不大,而且不同加密货币交易所之间的价格差异远大于传统证券市场,他解释说:

    “在期货或股票中,最小报价变化相对较大,差价的出价报价通常也很稳定,你往往能以相同的价格提供大量报价。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价格发生变化,很快就会出现在队列的前面,而那些队列前面的那些订单是有利可图的,后面的订单可能就无法获得太多利润。而在加密市场中,价格变化非常小,因此并不需要使用高频交易。”


此外,加密货币交易所分散在世界各地,即便你的服务器与一家交易所合并,同样需要等待几秒时间才能让币安这样的大交易所完成交易数据更新。

David Weisberger 认为,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他最后说道:

    “将军们总是花时间思考怎么把上一场仗打好,投资者也总是希望之前的经济周期能够再次出现,人们总是愿意做自己习惯的事情。”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high-frequency-trading-is-new-battleground-in-crypto-exchange-race, Coindesk
作者:Anna Baydakova
译者:Moni  查看全部
7c0ltobkeabgr9hv.jpg!heading_.jpg


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




一些加密货币交易所正在“悄悄地”为高频交易(High-Frequency Trading)铺上了红地毯,也让不少交易员蠢蠢欲动。 

(星球君 o-daily 注:高频交易是指从那些人们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计算机化交易,比如,某种证券买入价和卖出价差价的微小变化,或者某只股票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微小价差。这种交易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有些交易机构将自己的“服务器群组”(server farms)安置到了离交易所的计算机很近的地方,以缩短交易指令通过光缆以光速旅行的距离。)

总部设在新加坡的火币和总部位于芝加哥的 ErisX 都开始提供主机托管服务,其中客户的服务器与交易所的服务会将会放置在同一设施或同一云端,这样一来,交易者和投资者就能以更快的速度来执行交易,继而在交易市场里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 

不仅如此,“双子星”(Gemini)交易所现在也加入到了高频交易服务领域,他们是首批在纽约获得加密托管服务许可的交易所之一,而且即将在芝加哥开始分部。 

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都没有对高频交易服务收取费用,这似乎与交易所一贯做法有所不同。在 Huobi Russia 莫斯科客户办公室里,该交易所当地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略带自豪地说道:


    “这是我们的竞争优势。”



可以肯定的是,高频交易在加密货币行业中的应用依然比较少,从历史状况来看,高频交易一直由个体交易者主导,但最近这种交易模式开始吸引对冲基金和家族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兴趣。

但是对于交易所来说,高频交易一直是传统金融市场里颇具争议的做法,但现在也开始逐渐进入加密货币行业。不可否认是,机器人交易从“头门沟”Mt.Gox 交易所开始就已经存在,但如今的主机托管却将算法交易带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水平。

Eric Wall 是 Coinnober 公司前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负责人,该公司已经被纳斯达克收购,他表示:


    “高频交易是一项大业务,每一家交易所运营商都逃不掉这个话题,而且有些加密货币交易所已经透露有华尔街公司正在与他们接触探索高频交易的可能性了。”



但 Eric Wall 认为,目前绝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还没有为高频交易需求做好充分准备,对于专注于散户投资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而言,高频交易仍是一个非常新的概念,同时也缺乏经验。


每天80万笔交易


按照  Huobi Russia 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的说法,自从 Huobi 俄罗斯办事处开设的六个月时间以来,已经有大约 50 个客户利用了其主机托管服务,将自己的服务器和 Huobi 的服务器置于同一个云端,而且使用相同的域名服务(DNS)作为交换机。这样一来,客户的交易速度将比其他用户快 70 至 100 被,Andrey Grachev 说道:


    “我们有一个客户每天会进行大约80万笔交易,而且这样的客户正变得越来越多。”



与使用云端服务器的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不同,ErisX 拥有一个专属的硬件批评引擎,该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透露,这个引擎被部署在位于新泽西州锡考克斯的Equinix数据中心里,而类似的匹配引擎基本上都会被部署在传统交易所、经纪公司或交易公司里,因此在数据中心里搭建服务器的交易者可以直接连接到ErisX的匹配引擎上。(ErisX在今年四月推出了多个加密货币现货交易所,最近又获得了监管机构批准开展期货业务)

“双子星”交易所(Gemini)成立于 2014 年,两位联合创始人是 CameronWinklevoss 和 Tyler Winklevoss 兄弟,他们也在 Equinix 部署了自己的主要交易平台并提供主机托管服务。根据“双子星”交易所官方网站透露,该交易所计划很快在Equinix的芝加哥数据中心提供另一个托管服务,并为多个证券交易所及其高频交易客户保留其硬件。

“双子星”交易所运营总经理 Jeanine Hightower-Sellitto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将会提供多种连接选项,以满足客户的需求,而且为客户提供的每种选择都是免费的。

不过,美国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在高频交易服务里似乎有些奇怪,他们今年关闭了芝加哥分部,而该部门一直致力于为包括主机托管在内的高频交易商提供服务。有消息称,Coinbase 当时之所以关闭该业务是为了优先提供其他机构服务。

Coinbase 公司拒绝对此时发表评论,但不知是否是巧合,刚刚在芝加哥开设办事处的“双子星”交易所却“挖来了” Coinbase 的一些前雇员。


有争议的做法


你会发现,很多加密货币交易所似乎开始探索高频交易业务了,但由于华尔街不光彩的历史,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会带来、甚至加剧不透明和不稳定等问题。

正如美国当代报告文学作家、知名财经记者、《大空头》原著者 Michael Lewis 在他的《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所说,算法股票交易员将他们的服务器放置于交易所附近,以获得比其他投资者更快的交易速度,能够在不到一秒时间内在市场中套利。

Michael Lewis 一阵见血地指出了高频交易的问题所在,在一些市场中,一些参与者的交易速度是普通用户的几百倍,他们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结果导致那些“非算法交易者“只能在较低的价格区间做选择。

此外,根据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2011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高频交易的另一个问题是会大大增加市场波动性。以 2010 年 5 月 6 日为例,当日美国大量股票价格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出现了大幅下跌和大幅回升,继而引发了所谓的“闪电崩盘“(Flash Crash),将普通交易者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像高频交易者那样做出快速反应,而高频交易者却能在这样的短时大幅波动中套利。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在 2012 年也指出,由于高频交易引发的技术故障导致企业损失了数亿美元资金,而且一些高频交易公司甚至还拥有交易所的股权。


市场正在变得越来越成熟


这里我们不得不提一个人,他就是 ErisX 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Matthew Trudeau 是知名股票交易所 IEX 的早期员工,也是《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提到的高频交易英雄,他一直认为高频套利和自动交易可以使市场受益。

Matthew Trudeau 认为,高频交易者正在帮助缩小不同交易所之间的价差,并使市场更有效率——包括加密市场,他说道:


    “这种现象在其他资产类别中已经发生,因为交易变得更加电子化和自动化,继而让做市商和套利者能够更有效地进行交易,从而改善价格形成、价格发现和流动性,套利机会也因此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少,这表明市场更加高效和成熟。”



然而对于高频交易来说,重要的是交易所和高频交易者需要基于市场披露的优惠条款达成交易,做到公开透明。对此,Matthew Trudeau 指出,以 ErisX 交易所为例,它为客户提供了透明、标准化的定价和连接选择,所有客户都使用相同的访问和费用条款。

另一家交易所 Huobi 也在努力确保所有客户在公平的环境中竞争,该交易所全球销售和机构业务负责人Lester Li 表示:


    “Huobi 的用户知道我们会监控任何滥用交易活动,我们还会不断提醒用户交易总会存在风险,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强烈建议用户在他们的可承受范围内进行交易并注意有可能涉及到的各种风险。”




保护散户投资者


不可否认,并非所有的交易所都能让“算法交易员“做到合规。

LGO Markets 是一家针对机构客户的小型交易所,今年年初刚刚成立,他们的做法与高频交易恰好相反——故意放慢每个人的交易速度。该交易所首席执行官 Hugo Renaudin 表示:


    “在进行高频交易匹配之前,订单会被分批手机,每批次的哈希值都会在比特币区块链中被记录——每个批次大约需要 500 毫秒才能形成,因此这可以作为交易的“减速带”。也能让每个交易者对平台活动获得相同的反馈。”



Kraken 交易所工程副总裁 Steve Hunt 也认为交易所并没有特殊对待高频交易客户,他解释说:


    “我们希望所有的客户都可以平等地在我们的平台上交易。”



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透露,他们暂时不会考虑提供主机托管服务,该交易所客户经理 Anatoly Kondyakov 在莫斯科举行的“精英投资者”聚会上告诉与会者,币安做出这一决定主要有两个理由:


    首先,币安希望保护散户投资人;

    其次,主机托管意味着要在某些特定司法管辖区内的“官方存在”,而币安目前不愿意这么做。




现在加密市场引入高频交易是不是太快了?


有些人认为,加密市场目前与传统金融行业之间的差距较大,因此向高频交易者提供托管服务会更有意义。旧金山交易所 OKCoin 金融市场主管 Wilfred Daye 表示:


    “现阶段,加密市场结构仍在发展,如果和股票和外汇市场相比的话,加密货币市场中其实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高频交易。从传统市场进入加密市场的交易者确实有主机托管需求,但这个问题基本上是一次性的,而不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所以 OKcoin 不会提供此服务。”



市场数据平台 Coinroute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David Weisberger 对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持怀疑态度,他的理由是:加密市场是去中心化且高度波动性的,以至于一些能够在股票上发挥作用的“套路”在比特币上无效。David Weisberger 认为高频交易前端运行的概念与加密货币关系不大,而且不同加密货币交易所之间的价格差异远大于传统证券市场,他解释说:


    “在期货或股票中,最小报价变化相对较大,差价的出价报价通常也很稳定,你往往能以相同的价格提供大量报价。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价格发生变化,很快就会出现在队列的前面,而那些队列前面的那些订单是有利可图的,后面的订单可能就无法获得太多利润。而在加密市场中,价格变化非常小,因此并不需要使用高频交易。”



此外,加密货币交易所分散在世界各地,即便你的服务器与一家交易所合并,同样需要等待几秒时间才能让币安这样的大交易所完成交易数据更新。

David Weisberger 认为,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他最后说道:


    “将军们总是花时间思考怎么把上一场仗打好,投资者也总是希望之前的经济周期能够再次出现,人们总是愿意做自己习惯的事情。”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high-frequency-trading-is-new-battleground-in-crypto-exchange-race, Coindesk
作者:Anna Baydakova
译者:Moni 

2019半年复盘:极夜、暖春、盛夏以及最美的期待

市场xco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1 11:06 • 来自相关话题

短短半年,我们走出熊市,迎来了新一轮小牛。6个月间,有绚烂的烟火,也不缺遗憾的泪水,从比特币到以太坊,从孙宇晨到比特大陆,小葱带你一文看尽过去181天币圈发生了什么。



短短半年时间,甚至都没感受到明显的季节更替,市场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8年一整年的熊市让市场情绪在去年年底彻底坠至谷底,比特币自20000美元一路走低,并在去年12月中旬跌到了3100附近,并就此启动了长达三个多月的极端弱势区间内的横盘震荡,而2019年整个第一季度,市场都一直沉浸在这种看不到未来的“极夜”状况之中。

不过也正是在这种市场情绪几乎将至冰点的状况下,新的变局在今年二季度的第二天,出现了。

北京时间4月2日中午12:00,比特币价格自4180美元附近快速启动,行情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快速飙涨至5000美元一线,国内投资者午觉醒来看到的近20%涨幅,正式拉开了今年上半年小牛市的大幕。而在昨天凌晨,比特币价格盘中最高一度触及14000美元一线,价格在不到三个月时间里涨近10000美元,涨幅超过200%。

在比特币持续发力的同时,数字货币市场高联动性的特性直接带动其他主流币种在过去一段时间里迎来了新一轮普涨行情,如文初热力图所示,市值靠前的币种今年上半年平均涨幅几乎达到了100%以上水平,这种集体翻倍的市场表现,让压抑了许久的市场情绪快速爆发,同时也让数字货币这个新兴市场又一次回到了聚光灯下。


最大收获:平台币板块快速成熟


除比特币以外,热力图中BNB以及HT两大平台币表现非常抢眼,BNB自今年年初以来取得了超500%的惊人涨幅,而HT表现相对较弱,但是也跑赢了BTC,并取得了超250%的半年涨幅。因此平台币板块在上半年取得可观涨幅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巩固了自身板块的“独立性”。

从传统概念上理解,主流币种,甚至说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基本上都与比特币保持高度正相关运行。而这种状况在去年的熊市过程中不断得以“验证”,而这种联动性并不是什么“好消息”,直接导致市场丰富度有所下降,而这就会使得数字资产配置很难有效进行风险控制,毕竟如若市场上所有币种全部同涨同跌,那么进行分批配置将不具有真正的价值和意义。

不过在今年上半年的普涨过程中,BNB与HT的上涨节奏与BTC其实并不是非常一致,这两大最具代表性的平台币基本保持同涨同跌的情况下,与以BTC为代表的主流币种之间节奏在短周期图形中有非常明显的差异化体现。而在短期内市场出现大幅回调的过程中,HT几乎没有任何下跌跟进的强势表现让市场的偏强姿态更是进一步巩固了这一观点。

由此可见,主流交易所平台币正在快速进化为数字资产配置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一定比例的配置目前看来能够实现在比特币引领大部分主流币种普跌时控制风险。


最不一样的烟火:IEO


今年上半年,IEO火了,火的非常彻底。

币安在2017年推出的Launchpad平台在沉寂了一年多之后,在今年上半年的重启几乎在一瞬间引爆了整个市场,BTT、FET两个项目瞬间完成众筹后。IEO神话就此扬帆起航,Bittrex、火币、OKEx等主流交易所纷纷推出了自己的IEO平台,而项目上线后的抢眼表现让这把火越烧越旺,截至六月初,币安交易所IEO上线后平均收益率高达501%,OKEx IEO平均收益率272%,火币IEO平均收益率也达到了186%。

IEO这个“玩法”,简单来说就是项目方只需要得到交易所的认可,就可以在交易所内进行众筹,而投资者可以用平台币参与众筹购买代币,众筹完毕之后项目即可在交易平台上线。因此,交易所相当于把项目方的工作一站式完成了。

以前交易所在市场中更多起到一个中介作用,简单连接投资人和项目方,但现在交易所通过IEO平台,瞬间站到了项目方、投资人社群的生态链顶端,通过自家平台币衔接,成为了交易生态中的王者。这也就是为何交易所对于IEO如此推崇的主要原因,甚至没有之一。

但是这场无比绚烂的“烟火表演”,真的是长久之计吗?

实际上,IEO是人们对市场的信任消耗光了以后,将仅剩的一点信任转嫁给了头部交易所,交易所成了项目背书和站台人的角色。其实,IEO的风险并没有消失。因为项目还是那一批项目,不同的是以交易所为背书进行了一次筛选,但依旧是高风险的区块链项目。

而这也就会导致一旦项目出现破发等问题,投资者“质疑”的目标就会从项目方转嫁到区块链生态顶端的交易所。因此对于头部交易所来说,IEO实则非常危险,是一个“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残酷游戏。

而正是因为交易所逐渐意识到这一风险后,爆发之初的疯狂态势很快平息,随着最近一段时间主流币种纷纷走强,IEO的关注度遭到进一步分散转移,头部交易所上线IEO项目的频率也大大放缓,就此,上半年IEO的疯狂演出,已经几近落幕。


最美的期待:BTC,真正的挑战刚刚到来


经历了最近两个月的快速上涨后,BTC目前已经顺利站上了10000美元整数关口,不过在过去几个交易日内,行情的单边上涨势头出现了明显的停滞迹象,价格短暂触及14000一线未果后并未能够顺利实现上破,并在短时间内快速回探至10000附近。

不过在近几个交易日内BTC一直围绕在11500这一关键位置附近震荡反复,其实并不令人意外,也仍然让上半年的小牛市继续保持留下了一线生机。

11500位置,恰好是BTC自2017年年底历史高点跌至去年年底3100附近低点这波长达一整年的下跌波段反抽半分位关键阻力位置。与此同时,该区域还存在去年二月底至三月初两波反弹高点重叠。因此该位置的技术参考价值非常可观。

而BTC短期内在该位置附近的盘整其实还是在对于这一阻力遭到突破后转化成的支撑进行企稳判定。而价格并未在14000关口受挫后的急跌过程中迅速跌穿11500位置,也让上半年的单边上涨势头有望继续保持,而真因为此,如若BTC能够在最近一段时间的日线收线,以及周线收线等等节点连续确认这一支撑守稳不破,后市进一步上涨的空间将仍然存在。

就当前技术形态来看,如若行情在对于11500一线的试探过程中多方防线崩溃,那么在未来几个月内BTC或将回归到8000-12000这一区间内宽幅震荡的状况之中,BTC上半年的小牛料将到此为止。而如若BTC能够完成对于14000整数关口的进一步向上突破,价格将进入到一个技术阻力相对稀缺的区域,更强阻力有望直接上看至16000-17000区域,而这无疑也将成为今年下半年“最美的期待”


上半年这十件大事,一定不能忘


2019上半年即将过去。在币圈摸爬滚打的各位玩家,还有几位能记得被刷屏的焦点事件?又还有几位能回忆起被热搜的有料新闻。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不记得太正常,只怪时代变化太快,注意力记忆力实在又太有限。小葱年中敲黑板划重点:上半年知道这十件事,币圈的信息储备就够了。


一、以太坊“君士坦丁堡硬分叉”被延期

1月16日,市场预热已久的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升级爆出新安全漏洞,导致该计划继去年十月Ropsten测试网上线出现问题后再度遭到推迟。

3月1日,以太坊区块高度达到7280000,君士坦丁堡及圣彼得堡升级启动。同时通过Geth和Parity节点观察到在区块高度7280000之后出块稳定,这说明以太坊硬分叉已经成功。

在启动升级之后,以太坊前15个区块在5分钟内被打包。区块奖励已降至两个ETH,日减产量随之降低。升级后,以太坊价格波动不大。


二、摩根大通将发行加密货币JPM Coin

2月16日,摩根大通表示即将推出加密货币“JPM Coin”,几个月内会启动测试。最初该代币将用于实时结算批发支付业务客户之间的一小部分交易。此外,只有获得监管机构批准的主要机构客户才可使用该代币。

JPM Coin非常类似于目前市场上的稳定币,因为每个代币将代表一美元。客户存款后,摩根大通将发行代币,而客户在区块链上使用代币付款或购买证券后,银行将销毁代币并退回等值美元。

摩根大通认为,JPM Coin将可用于三个领域:大型企业客户的国际支付、证券交易以及使用摩根大通资金业务的大型企业。


三、国内首批区块链备案名单出炉

3月31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网公布了第一批共197个区块链信息服务名称及备案编号,涉及到164家公司。

被认为是互联网巨头的“BATJ”(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等多家知名公司都在备案名单之中。

从地域来看,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北京获得的备案数量最多,其次是广东和上海。

区块链备案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区块链行业走向更加规范化,但并不完全意味着对网信办企业的认可和肯定,更多的是一个“报名”和记录。


四、比特大陆“梦碎”港交所

3月26日,港交所披露信息显示,矿机巨头“比特大陆”招股书已失效,意味着赴港上市暂时无望。

这加上此前已经失效的“嘉楠耘智”、失效并再次提交申请的“亿邦国际”,世界三大矿机厂商的港交所初次IPO之路均以失败告终。

6 月 21 日,外媒透露比特大陆正在重启 IPO 计划,准备在今年下半年尽快赴美上市,IPO 融资目标在 3 亿至 5 亿美元。


五、Bitfinex深陷司法丑闻

4月25日,纽约总检察长Letia James宣布,她的办公室获得法院命令,责成Bitfinex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运营商iFinex Inc.和“tether”虚拟货币发行人Tether Limited及其相关实体立刻停止继续违反纽约法律的活动。

James指控,“我们的调查已经确定‘Bitfinex’交易平台的运营商,他们控制着‘tether’虚拟货币,他们通过混合客户和公司资金的方式,掩盖自己8.5亿美元的损失。”


六、富达将推出针对机构投资者的比特币交易服务

5月6日,富达集团旗下的 Fidelity Digital Assets 将在最近几周推出比特币交易服务,此交易服务将面对机构投资者,而非散户。

Fidelity Digital Assets 目前已经开始提供加密货币托管服务,仅邀请个别选定的客户。

富达发言人Arlene Roberts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我们目前在平台上支持一些精选的客户。会根据客户的需要、司法管辖区及其他因素,在未来数周及数月继续推出我们的服务。目前,服务重点是比特币。”


七、“币安”被黑客攻击 7000多枚比特币被盗

5月8日凌晨,世界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发生黑客攻击事件,丢失7074枚比特币,价值约4100万美元。

黑客这种切割转账活动或是用于向其他方支付,或是企图扰乱资金来源,以便成功洗钱套现。而分散后的部分资金很可能已被成功抛售套现。

比特币被盗一经传出,不足一小时,比特币价格大跌3%,市值蒸发27亿美元。币安共有35万枚比特币,被盗的7000枚BTC约占币安BTC总持股量的2%。


八、币圈90后孙宇晨创纪录拍下巴菲特午餐

6月1日,90后波场TRON创始人、BitTorrent CEO孙宇晨以4567888美元的天价创纪录拍下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

孙宇晨此前曾表达想邀请币圈大佬吴忌寒、赵长鹏、李林等人共同赴宴的想法,但赵长鹏已谢绝,李林则称委派高管参加。

而随着孙宇晨高调上热搜,他5年前与搜狗CEO王小川的旧事被重新拿出来热炒。当时,王小川对孙宇晨的评价为“骗子”。


九、Facebook发加密货币Libra

6月18日, Facebook发布了名为“Libra”的加密货币的项目白皮书,引发全球广泛关注。

根据白皮书, Libra采用联盟链架构,已经与包括投资机构、区块链、社交媒体、通讯公司、电子商务、共享出行、非营利组织、音乐、旅行、支付等多个领域的29家机构取得合作,

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Libra出现之后,马化腾就迅速表示,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

美国众议院官员要求Facebook在有关部门审查之前停止发行Libra;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则表示不担心Libra会取代法定货币。


十、比特币归来!再次站上1万美元

6月21日,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再次突破1万美元大关。2017年12月早些时候,在加密货币“泡沫”破裂之前,比特币价格曾飙升140%,达到19511美元的历史高点。

自今年年初以来,比特币价格已经飙升了173%,过去一个月的涨幅超过27%。2019年前4个月的交易价格在3000美元至4000美元之间。

2016年末至2018年间,比特币价格从区区几百美元飙升至逾2万美元,在2017年12月达到历史最高峰后,又大幅回落;仅2018年,比特币价格就下跌了74%,并在2018年12月的时候触及约3100美元的近期低点。


作者 | 于文帅、胡琛 查看全部
520d6f6c-6e2f-4049-9909-3a8e441962fd.jpg


短短半年,我们走出熊市,迎来了新一轮小牛。6个月间,有绚烂的烟火,也不缺遗憾的泪水,从比特币到以太坊,从孙宇晨到比特大陆,小葱带你一文看尽过去181天币圈发生了什么。




短短半年时间,甚至都没感受到明显的季节更替,市场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8年一整年的熊市让市场情绪在去年年底彻底坠至谷底,比特币自20000美元一路走低,并在去年12月中旬跌到了3100附近,并就此启动了长达三个多月的极端弱势区间内的横盘震荡,而2019年整个第一季度,市场都一直沉浸在这种看不到未来的“极夜”状况之中。

不过也正是在这种市场情绪几乎将至冰点的状况下,新的变局在今年二季度的第二天,出现了。

北京时间4月2日中午12:00,比特币价格自4180美元附近快速启动,行情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快速飙涨至5000美元一线,国内投资者午觉醒来看到的近20%涨幅,正式拉开了今年上半年小牛市的大幕。而在昨天凌晨,比特币价格盘中最高一度触及14000美元一线,价格在不到三个月时间里涨近10000美元,涨幅超过200%。

在比特币持续发力的同时,数字货币市场高联动性的特性直接带动其他主流币种在过去一段时间里迎来了新一轮普涨行情,如文初热力图所示,市值靠前的币种今年上半年平均涨幅几乎达到了100%以上水平,这种集体翻倍的市场表现,让压抑了许久的市场情绪快速爆发,同时也让数字货币这个新兴市场又一次回到了聚光灯下。


最大收获:平台币板块快速成熟


除比特币以外,热力图中BNB以及HT两大平台币表现非常抢眼,BNB自今年年初以来取得了超500%的惊人涨幅,而HT表现相对较弱,但是也跑赢了BTC,并取得了超250%的半年涨幅。因此平台币板块在上半年取得可观涨幅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巩固了自身板块的“独立性”。

从传统概念上理解,主流币种,甚至说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基本上都与比特币保持高度正相关运行。而这种状况在去年的熊市过程中不断得以“验证”,而这种联动性并不是什么“好消息”,直接导致市场丰富度有所下降,而这就会使得数字资产配置很难有效进行风险控制,毕竟如若市场上所有币种全部同涨同跌,那么进行分批配置将不具有真正的价值和意义。

不过在今年上半年的普涨过程中,BNB与HT的上涨节奏与BTC其实并不是非常一致,这两大最具代表性的平台币基本保持同涨同跌的情况下,与以BTC为代表的主流币种之间节奏在短周期图形中有非常明显的差异化体现。而在短期内市场出现大幅回调的过程中,HT几乎没有任何下跌跟进的强势表现让市场的偏强姿态更是进一步巩固了这一观点。

由此可见,主流交易所平台币正在快速进化为数字资产配置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一定比例的配置目前看来能够实现在比特币引领大部分主流币种普跌时控制风险。


最不一样的烟火:IEO


今年上半年,IEO火了,火的非常彻底。

币安在2017年推出的Launchpad平台在沉寂了一年多之后,在今年上半年的重启几乎在一瞬间引爆了整个市场,BTT、FET两个项目瞬间完成众筹后。IEO神话就此扬帆起航,Bittrex、火币、OKEx等主流交易所纷纷推出了自己的IEO平台,而项目上线后的抢眼表现让这把火越烧越旺,截至六月初,币安交易所IEO上线后平均收益率高达501%,OKEx IEO平均收益率272%,火币IEO平均收益率也达到了186%。

IEO这个“玩法”,简单来说就是项目方只需要得到交易所的认可,就可以在交易所内进行众筹,而投资者可以用平台币参与众筹购买代币,众筹完毕之后项目即可在交易平台上线。因此,交易所相当于把项目方的工作一站式完成了。

以前交易所在市场中更多起到一个中介作用,简单连接投资人和项目方,但现在交易所通过IEO平台,瞬间站到了项目方、投资人社群的生态链顶端,通过自家平台币衔接,成为了交易生态中的王者。这也就是为何交易所对于IEO如此推崇的主要原因,甚至没有之一。

但是这场无比绚烂的“烟火表演”,真的是长久之计吗?

实际上,IEO是人们对市场的信任消耗光了以后,将仅剩的一点信任转嫁给了头部交易所,交易所成了项目背书和站台人的角色。其实,IEO的风险并没有消失。因为项目还是那一批项目,不同的是以交易所为背书进行了一次筛选,但依旧是高风险的区块链项目。

而这也就会导致一旦项目出现破发等问题,投资者“质疑”的目标就会从项目方转嫁到区块链生态顶端的交易所。因此对于头部交易所来说,IEO实则非常危险,是一个“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残酷游戏。

而正是因为交易所逐渐意识到这一风险后,爆发之初的疯狂态势很快平息,随着最近一段时间主流币种纷纷走强,IEO的关注度遭到进一步分散转移,头部交易所上线IEO项目的频率也大大放缓,就此,上半年IEO的疯狂演出,已经几近落幕。


最美的期待:BTC,真正的挑战刚刚到来


经历了最近两个月的快速上涨后,BTC目前已经顺利站上了10000美元整数关口,不过在过去几个交易日内,行情的单边上涨势头出现了明显的停滞迹象,价格短暂触及14000一线未果后并未能够顺利实现上破,并在短时间内快速回探至10000附近。

不过在近几个交易日内BTC一直围绕在11500这一关键位置附近震荡反复,其实并不令人意外,也仍然让上半年的小牛市继续保持留下了一线生机。

11500位置,恰好是BTC自2017年年底历史高点跌至去年年底3100附近低点这波长达一整年的下跌波段反抽半分位关键阻力位置。与此同时,该区域还存在去年二月底至三月初两波反弹高点重叠。因此该位置的技术参考价值非常可观。

而BTC短期内在该位置附近的盘整其实还是在对于这一阻力遭到突破后转化成的支撑进行企稳判定。而价格并未在14000关口受挫后的急跌过程中迅速跌穿11500位置,也让上半年的单边上涨势头有望继续保持,而真因为此,如若BTC能够在最近一段时间的日线收线,以及周线收线等等节点连续确认这一支撑守稳不破,后市进一步上涨的空间将仍然存在。

就当前技术形态来看,如若行情在对于11500一线的试探过程中多方防线崩溃,那么在未来几个月内BTC或将回归到8000-12000这一区间内宽幅震荡的状况之中,BTC上半年的小牛料将到此为止。而如若BTC能够完成对于14000整数关口的进一步向上突破,价格将进入到一个技术阻力相对稀缺的区域,更强阻力有望直接上看至16000-17000区域,而这无疑也将成为今年下半年“最美的期待”


上半年这十件大事,一定不能忘


2019上半年即将过去。在币圈摸爬滚打的各位玩家,还有几位能记得被刷屏的焦点事件?又还有几位能回忆起被热搜的有料新闻。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不记得太正常,只怪时代变化太快,注意力记忆力实在又太有限。小葱年中敲黑板划重点:上半年知道这十件事,币圈的信息储备就够了。


一、以太坊“君士坦丁堡硬分叉”被延期

1月16日,市场预热已久的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升级爆出新安全漏洞,导致该计划继去年十月Ropsten测试网上线出现问题后再度遭到推迟。

3月1日,以太坊区块高度达到7280000,君士坦丁堡及圣彼得堡升级启动。同时通过Geth和Parity节点观察到在区块高度7280000之后出块稳定,这说明以太坊硬分叉已经成功。

在启动升级之后,以太坊前15个区块在5分钟内被打包。区块奖励已降至两个ETH,日减产量随之降低。升级后,以太坊价格波动不大。


二、摩根大通将发行加密货币JPM Coin

2月16日,摩根大通表示即将推出加密货币“JPM Coin”,几个月内会启动测试。最初该代币将用于实时结算批发支付业务客户之间的一小部分交易。此外,只有获得监管机构批准的主要机构客户才可使用该代币。

JPM Coin非常类似于目前市场上的稳定币,因为每个代币将代表一美元。客户存款后,摩根大通将发行代币,而客户在区块链上使用代币付款或购买证券后,银行将销毁代币并退回等值美元。

摩根大通认为,JPM Coin将可用于三个领域:大型企业客户的国际支付、证券交易以及使用摩根大通资金业务的大型企业。


三、国内首批区块链备案名单出炉

3月31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网公布了第一批共197个区块链信息服务名称及备案编号,涉及到164家公司。

被认为是互联网巨头的“BATJ”(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等多家知名公司都在备案名单之中。

从地域来看,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北京获得的备案数量最多,其次是广东和上海。

区块链备案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区块链行业走向更加规范化,但并不完全意味着对网信办企业的认可和肯定,更多的是一个“报名”和记录。


四、比特大陆“梦碎”港交所

3月26日,港交所披露信息显示,矿机巨头“比特大陆”招股书已失效,意味着赴港上市暂时无望。

这加上此前已经失效的“嘉楠耘智”、失效并再次提交申请的“亿邦国际”,世界三大矿机厂商的港交所初次IPO之路均以失败告终。

6 月 21 日,外媒透露比特大陆正在重启 IPO 计划,准备在今年下半年尽快赴美上市,IPO 融资目标在 3 亿至 5 亿美元。


五、Bitfinex深陷司法丑闻

4月25日,纽约总检察长Letia James宣布,她的办公室获得法院命令,责成Bitfinex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运营商iFinex Inc.和“tether”虚拟货币发行人Tether Limited及其相关实体立刻停止继续违反纽约法律的活动。

James指控,“我们的调查已经确定‘Bitfinex’交易平台的运营商,他们控制着‘tether’虚拟货币,他们通过混合客户和公司资金的方式,掩盖自己8.5亿美元的损失。”


六、富达将推出针对机构投资者的比特币交易服务

5月6日,富达集团旗下的 Fidelity Digital Assets 将在最近几周推出比特币交易服务,此交易服务将面对机构投资者,而非散户。

Fidelity Digital Assets 目前已经开始提供加密货币托管服务,仅邀请个别选定的客户。

富达发言人Arlene Roberts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我们目前在平台上支持一些精选的客户。会根据客户的需要、司法管辖区及其他因素,在未来数周及数月继续推出我们的服务。目前,服务重点是比特币。”


七、“币安”被黑客攻击 7000多枚比特币被盗

5月8日凌晨,世界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发生黑客攻击事件,丢失7074枚比特币,价值约4100万美元。

黑客这种切割转账活动或是用于向其他方支付,或是企图扰乱资金来源,以便成功洗钱套现。而分散后的部分资金很可能已被成功抛售套现。

比特币被盗一经传出,不足一小时,比特币价格大跌3%,市值蒸发27亿美元。币安共有35万枚比特币,被盗的7000枚BTC约占币安BTC总持股量的2%。


八、币圈90后孙宇晨创纪录拍下巴菲特午餐

6月1日,90后波场TRON创始人、BitTorrent CEO孙宇晨以4567888美元的天价创纪录拍下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

孙宇晨此前曾表达想邀请币圈大佬吴忌寒、赵长鹏、李林等人共同赴宴的想法,但赵长鹏已谢绝,李林则称委派高管参加。

而随着孙宇晨高调上热搜,他5年前与搜狗CEO王小川的旧事被重新拿出来热炒。当时,王小川对孙宇晨的评价为“骗子”。


九、Facebook发加密货币Libra

6月18日, Facebook发布了名为“Libra”的加密货币的项目白皮书,引发全球广泛关注。

根据白皮书, Libra采用联盟链架构,已经与包括投资机构、区块链、社交媒体、通讯公司、电子商务、共享出行、非营利组织、音乐、旅行、支付等多个领域的29家机构取得合作,

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Libra出现之后,马化腾就迅速表示,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

美国众议院官员要求Facebook在有关部门审查之前停止发行Libra;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则表示不担心Libra会取代法定货币。


十、比特币归来!再次站上1万美元

6月21日,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再次突破1万美元大关。2017年12月早些时候,在加密货币“泡沫”破裂之前,比特币价格曾飙升140%,达到19511美元的历史高点。

自今年年初以来,比特币价格已经飙升了173%,过去一个月的涨幅超过27%。2019年前4个月的交易价格在3000美元至4000美元之间。

2016年末至2018年间,比特币价格从区区几百美元飙升至逾2万美元,在2017年12月达到历史最高峰后,又大幅回落;仅2018年,比特币价格就下跌了74%,并在2018年12月的时候触及约3100美元的近期低点。


作者 | 于文帅、胡琛

估值模型分析BNB、HT、KCS等平台币:寻找投资的安全边际

投研blockbeats 发表了文章 • 2019-06-14 11:11 • 来自相关话题

在数字加密货币的世界里,一共存在两种共识,这两种共识也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投资心理。

第一种共识是理性共识,第二种是非理性共识。前者的共识币价反映出投资者对于投资回报的理性分析和判断,比如市场需求、商业模式、成本核算等,他们做出的投资决策往往都是可管理性的;后者的共识反映在币价上就是非理性的,社区认为某个币能涨到多少,它就应该涨到多少,涨不到就是庄家不给力或者项目方不给力。

前者在一些老牌的区块链项目代币上反映的比较充分,因为这类项目已经将大部分非理性的投资者清洗出局,持有者中有大量机构投资者。机构投资者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认为安全的投资标的比高回报高风险的投资标的更可靠,毕竟他们要对自己所管理的资产负责。

而非理性的共识则期待市场发生异动,包括大户拉盘、项目方发布利好消息等。但这类项目一般在几波热度,或称「三浪/五浪」打完之后,便销声匿迹,沉没于市场大浪里。或许针对这类投资者,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可以给出一些更安全、稳妥的代币分析方法,帮助他们在投资的安全边际上寻求更安全的 Token。

我们将以被媒体评为小币安的 KuCoin 平台币 KuCoin Shares(KCS)作为分析目标,使用多种 Token 分析模型和理论对其进行分析,或许能帮助投资者更好地理解如何在牛熊尚不明朗的市场中找到更安全的投资标的。

在上次与 KuCoin 交易所 CEO Michael Gan 沟通完之后,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一直与交易所和社区保持联系。通过国外分析师的分析、我们在社群中发现的言论以及国内媒体对 KCS 的追捧,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越发对 KCS 的估值感兴趣,这是项目方在拉盘的信号?还是社区炒作的信号?KCS 真的是被严重低估的吗?


Token 估值模型分析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去年 6 月份曾经发表过一篇名为《顶级基金都在使用的 5 种 Token 估值模型》,该文章通过长期的 Token 投资、阅读大量相关资料,尽量市场泡沫的影响,有意绕开所谓内幕消息,寻求真正有效的币圈价值投资公式,最终发现多种可靠、可信的 Token 估值模型。以及目前新出现的一种名为 TVEV 的交易量估值模型。

现在我们将其中的四种理论和模型应用到 KCS 上,进行分析:


交易额与市场分析——TVEV 模型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首先要给各位介绍的是 TVEV 模型,它可以通过简单的价格和市值结算来判断一个交易所平台代币是否被高估或者被低估。该模型的提出者是 CoinFi 机构的作者 Alex Svanevik。

在 Alex Svanevik 发表的报告《The Value of Exchange Tokens: Comparing Binance, Huobi, and KuCoin(交易所代币价值:对比币安、火币和 KuCoin)》中对 KuCoin、火币、币安三家数字资产交易所的平台代币进行了分析,通过对应用类型、估值模型、TVEV 模型(代币估值 to 交易所估值模型)进行对比分析,发现 TVEV 模型可以有效且简单地评判平台币估值。

根据 TVEV 模型,平台币市值÷交易所日交易额=TVEV,得出的数值可以反映出平台币的价格是否被高估或低估。下图可见,TVEV 模型中,数值越高,Token 被低估的水平就越高:






Alex 认为,投资者持有 KCS 可以获得多种空投奖励,这一模式比火币和币安更先进、更有价值,同时,BNB 和 HT 的价格已经达到了历史新高而且 TVEV 曲线几乎一致,相比之下,KCS 在这轮牛市中表现地格外冷静,其价值与市场交易量并不对等。据此可以理解为 Alex 认为 KCS 代币的价值被严重低估,有大量上涨空间。

此外,Alex 还对 OKB 的价值进行了同样的 TVEV 模型分析,假设 OKEx 和 Binance 等交易所模型一致,基于目前 OKEx 的交易量,计算出 OKB 的价格应该在 3.8 美元左右,而 OKB 上架交易时的价格为 3.7 美元,基本验证了该模型的可靠性。


收集可靠数据进行理性判断







社区的热情和共识也能反映出交易所平台代币的价格差异。在币安的社区里,我们几乎每分钟都能看到有人在讨论 BNB 价格,还能时不时地看到有人在讨论 BNB 取代 ETH 作为新一代公链的言论。BNB 社群普遍认为 BNB 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在没有新的利好和新的项目上市前,价格能维持住已经实属不易。此前赵长鹏也在 Twitter 表示自己看不到 BNB 的终点在哪里。

而在 KuCoin 的社区里(KuCoin 海外社区规模几乎与币安相当,币安、KuCoin、OKEx、火币的英文 Telegram 社群粉丝分别约为 9 万、7 万、5 万、2 万),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看到了大量投资者「怒其不争」。几乎所有人都一致的认为 KCS 的估值被低估,社区内认为短期内达到 5 美元,如果牛市在下半年继续回归的话,很有可能继续重回 20.54 美元的历史最高位置。


简单粗暴的相对估值法


相对估值法是一种比较简单、便捷的估值方法,通过对比同行业已上市公司的交易量、流通数据、价格、回购 Token 等各种指标,为目标项目进行估值。

我们以 Binance 的 2019 年第一季度的回购数据和 KuCoin 的 2019 年第一季度回购数据进行相对估值对比。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认为,回购销毁数据可以真实地反映交易所的真实经营状况。





目标平台币估价=(目标平台币销毁量*对比平台币价格)/对比平台币销毁量


据此可得,KuCoin Shares 的价格根据这一相对估值法得到 135 元的价格预测。但这与目前 8 元的价格差距非常大,该方法或许并不适合 KCS 的估值判断。或许 KCS 社区中提到的 20 刀价格,是基于这一模型进行计算的。

但我们在做分析的时候,并不能只靠某一个模型或者算法就进行判断,需要更多理性支持。


V神的偏爱——费雪方程式


费雪方程式是一种适合底层公链的估值测算方法。以太坊创始人曾在博客和 Twitter 上多次提到这一对区块链项目估值的方法,他认为这是一种非常适合交易媒介类 Token 的估值方法。

费雪方程式为 MV=PQ,它在经济学上的意义不亚于爱因斯坦在物理学上的质能方程 E=MC^2。该方程式不仅在传统经济领域颇受信赖,在通证经济领域也很受欢迎。其中 M 表示货币流通总量(也可以理解为 Token 的流通市值),V 表示货币的流通速度(换手率),P 表示商品的平均价格(Token 平均价格),Q 表示商品的总量(流通量)。

据此,我们可以测算一个 Token 的流通市值 M=PQ/V。6 月 10 日,KCS 价格为 7.48 元,供应总量为 8900 万枚,换手率为 10%。据此可得在费雪方程式计算下,KCS 市值为 66 亿人民币。而当前 KCS 的市值仅为 6.7 亿人民币,这一数字差距可以作为投资时的一个重要参考。

毕竟 V 神、各类通证研究院都会在分析 Token 时使用这一方程式,它在作出决策参考时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全球通用的透明度溢价


在区块链领域,还有一种自律行为即企业自己选择及时公开财务信息,满足投资者对于公司目前财务状况的投资心理需求。在传统金融市场中,按时、定期曝光财务数据、聘请专业的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的上市公司一般都表现的比较不错。

在区块链行业内,财务透明的公司可以享受更高的市场溢价。在财务透明度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是 Iconomi、币安等交易所,他们会定期披露完整的财务数据,并包括运营、合规、规划、团队情况等信息。

在这一方面,KuCoin 也做得不错,并且能够履约。下面会提到 KuCoin 在合规方面对 Token 持有者履行了约定,其信用记录较佳。

当然,我们呼吁币安、火币、KuCoin 等交易所对财务数据更加透明一些,包括人员流动等,而不是以「去中心化运行」等借口来搪塞。更公开透明的态度,不仅会获取投资者的信心,还能有效地提振 Token 的市场表现。


不可忽视的生态建设增值


除了在理论和数据层面的分析外,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还在交易所生态建设、合规运营、项目孵化方面进行了调查。我们发现,作为后来者,KuCoin 还是能跟上币安、火币等「老哥们」的脚步的,而且因为有前人做出示范,他们在项目选择上似乎更有眼光。

作为一家成立时间并不久的交易所,KuCoin 在 2018 年就开始了生态的布局,包含投资多个区块链项目、完善法币入金渠道、寻求去中心化交易所解决方案等。在 2018 年,KuCoin 投资了 BitCoin.au,与前高盛欧洲团队创办的 GetEX 达成战略合作,即将上线美元入金渠道。

此外,因为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的需求正在增加,但 KuCoin 并不打算走传统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思路,而是准备在 DEX 上做出一些突破。以币安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为例,它做到了交易公开和透明,但是却对币种的选择有限制,可以看到一些保护主义的身影,这有违去中心化的宗旨。KuCoin 的内部人士向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透露,他们正在与波士顿的 ARWEN 团队联手打造去中心化解决方案,现已上线 Beta 版本,对部分国家开放公测。






距离上次采访 KuCoin CEO Michael 已经过去了接近 2 个月的时间,在采访中,他曾经提到 KuCoin 正在做合规方面的努力,让数字加密资产向更多的投资者和地区合法铺开推广。2 个月过去了,KuCoin 已经拿到了爱沙尼亚的加密货币牌照,并且正在努力地在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沟通,更快地推进。但是相比于区域合规,全球合规的难度还是艰巨。

更让我们觉得吃惊的是 KuCoin Shares 作为 KuCoin 的生态代币,已经紧跟 BNB 的步伐,成功地拓展成为生态燃料。在 ETHLend 应用中,用户可以使用 KCS 进行贷款;在 ADAMANT Messenger 加密匿名聊天 App 里,用户可以实现 KCS 的实时转账;在 AavePay 里,用户的 KCS 可以直接用来购买欧元等法币;在 PlayGame 里,KCS 也可以用于购买游戏道具和线下法币入金购买 KCS;在 SwirlPay 购物平台,使用 KCS 进行支付,可以免除用户付款手续费;通过和 CoinPayments 合作,全球 240 万商家可以接受 KCS 付款;还有,在 Whopper 上可以直接购买 KCS 定制的实体储值卡。






据了解,KuCoin 还将持续加大对生态和项目的投资,Aergo、Ankr、Open 等项目都属于 KuCoin 孵化和首发的项目。相比于只提供资金和代币托管的「孵化」,创业团队更喜欢这类能够融入生态的投资和支持。这也是为什么库币为什么能够获得越来越多项目青睐的原因。


韭菜的共识也是币圈的一种共识


根据格雷厄姆的无效市场理论,投资者应该去挖矿更具安全边际的低估值比重,投资者将会有所收获。它认为人的认知并不能达到完美,所有的认识都是有缺陷的或是歪曲的,人们依靠自已的认识对市场进行预期,并与影响价格的内在规律价值规律相互作用,甚至市场的走势操纵着需求和供给的发展,这样他就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我们所要对付的市场并不是理性的,是一个无效市场。

很显然,目前的区块链市场以及区块链服务市场都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这是一个非常不理想的交易市场。正如我们上面提到的,在 KCS 社群中,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喊单,甚至有人将 KCS 的价格看到 20 美元(目前为 1.2 美元),这就是无效市场的一个重要表现。

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在非理性的市场里,发现低价值项目并进行投资,无论是 Old Money 还是 New Money,他们都乐于这么做。

回到上面分析的 KuCoin Shares,它其实更偏向于面向普通投资者的交易所股权,它具备其他平台币的所有特质,但是也包括了一个新兴企业快速发展的可能性。这与币安最开始对 BNB 的定义一致,并且无论是币安还是 KuCoin,都将这一路线坚持了下去。其中,KCS 非常符合各种估值和理论下的价格低谷 Token。同时,在各家平台币都有不错表现的今年上半年,KCS 的投资者也有所收获,今年 2 月,在 BTC 一直低位徘徊之际,KCS 曾一度跌到约 2.3 元人民币,以目前约 8.5 元的价格来看,也有近 270% 的涨幅。 查看全部
kukoin_banner_21.jpg

在数字加密货币的世界里,一共存在两种共识,这两种共识也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投资心理。

第一种共识是理性共识,第二种是非理性共识。前者的共识币价反映出投资者对于投资回报的理性分析和判断,比如市场需求、商业模式、成本核算等,他们做出的投资决策往往都是可管理性的;后者的共识反映在币价上就是非理性的,社区认为某个币能涨到多少,它就应该涨到多少,涨不到就是庄家不给力或者项目方不给力。

前者在一些老牌的区块链项目代币上反映的比较充分,因为这类项目已经将大部分非理性的投资者清洗出局,持有者中有大量机构投资者。机构投资者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认为安全的投资标的比高回报高风险的投资标的更可靠,毕竟他们要对自己所管理的资产负责。

而非理性的共识则期待市场发生异动,包括大户拉盘、项目方发布利好消息等。但这类项目一般在几波热度,或称「三浪/五浪」打完之后,便销声匿迹,沉没于市场大浪里。或许针对这类投资者,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可以给出一些更安全、稳妥的代币分析方法,帮助他们在投资的安全边际上寻求更安全的 Token。

我们将以被媒体评为小币安的 KuCoin 平台币 KuCoin Shares(KCS)作为分析目标,使用多种 Token 分析模型和理论对其进行分析,或许能帮助投资者更好地理解如何在牛熊尚不明朗的市场中找到更安全的投资标的。

在上次与 KuCoin 交易所 CEO Michael Gan 沟通完之后,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一直与交易所和社区保持联系。通过国外分析师的分析、我们在社群中发现的言论以及国内媒体对 KCS 的追捧,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越发对 KCS 的估值感兴趣,这是项目方在拉盘的信号?还是社区炒作的信号?KCS 真的是被严重低估的吗?


Token 估值模型分析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去年 6 月份曾经发表过一篇名为《顶级基金都在使用的 5 种 Token 估值模型》,该文章通过长期的 Token 投资、阅读大量相关资料,尽量市场泡沫的影响,有意绕开所谓内幕消息,寻求真正有效的币圈价值投资公式,最终发现多种可靠、可信的 Token 估值模型。以及目前新出现的一种名为 TVEV 的交易量估值模型。

现在我们将其中的四种理论和模型应用到 KCS 上,进行分析:


交易额与市场分析——TVEV 模型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首先要给各位介绍的是 TVEV 模型,它可以通过简单的价格和市值结算来判断一个交易所平台代币是否被高估或者被低估。该模型的提出者是 CoinFi 机构的作者 Alex Svanevik。

在 Alex Svanevik 发表的报告《The Value of Exchange Tokens: Comparing Binance, Huobi, and KuCoin(交易所代币价值:对比币安、火币和 KuCoin)》中对 KuCoin、火币、币安三家数字资产交易所的平台代币进行了分析,通过对应用类型、估值模型、TVEV 模型(代币估值 to 交易所估值模型)进行对比分析,发现 TVEV 模型可以有效且简单地评判平台币估值。

根据 TVEV 模型,平台币市值÷交易所日交易额=TVEV,得出的数值可以反映出平台币的价格是否被高估或低估。下图可见,TVEV 模型中,数值越高,Token 被低估的水平就越高:

kcs01.jpg


Alex 认为,投资者持有 KCS 可以获得多种空投奖励,这一模式比火币和币安更先进、更有价值,同时,BNB 和 HT 的价格已经达到了历史新高而且 TVEV 曲线几乎一致,相比之下,KCS 在这轮牛市中表现地格外冷静,其价值与市场交易量并不对等。据此可以理解为 Alex 认为 KCS 代币的价值被严重低估,有大量上涨空间。

此外,Alex 还对 OKB 的价值进行了同样的 TVEV 模型分析,假设 OKEx 和 Binance 等交易所模型一致,基于目前 OKEx 的交易量,计算出 OKB 的价格应该在 3.8 美元左右,而 OKB 上架交易时的价格为 3.7 美元,基本验证了该模型的可靠性。


收集可靠数据进行理性判断


kcs02.jpg


社区的热情和共识也能反映出交易所平台代币的价格差异。在币安的社区里,我们几乎每分钟都能看到有人在讨论 BNB 价格,还能时不时地看到有人在讨论 BNB 取代 ETH 作为新一代公链的言论。BNB 社群普遍认为 BNB 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在没有新的利好和新的项目上市前,价格能维持住已经实属不易。此前赵长鹏也在 Twitter 表示自己看不到 BNB 的终点在哪里。

而在 KuCoin 的社区里(KuCoin 海外社区规模几乎与币安相当,币安、KuCoin、OKEx、火币的英文 Telegram 社群粉丝分别约为 9 万、7 万、5 万、2 万),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看到了大量投资者「怒其不争」。几乎所有人都一致的认为 KCS 的估值被低估,社区内认为短期内达到 5 美元,如果牛市在下半年继续回归的话,很有可能继续重回 20.54 美元的历史最高位置。


简单粗暴的相对估值法


相对估值法是一种比较简单、便捷的估值方法,通过对比同行业已上市公司的交易量、流通数据、价格、回购 Token 等各种指标,为目标项目进行估值。

我们以 Binance 的 2019 年第一季度的回购数据和 KuCoin 的 2019 年第一季度回购数据进行相对估值对比。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认为,回购销毁数据可以真实地反映交易所的真实经营状况。

kcs03.png

目标平台币估价=(目标平台币销毁量*对比平台币价格)/对比平台币销毁量


据此可得,KuCoin Shares 的价格根据这一相对估值法得到 135 元的价格预测。但这与目前 8 元的价格差距非常大,该方法或许并不适合 KCS 的估值判断。或许 KCS 社区中提到的 20 刀价格,是基于这一模型进行计算的。

但我们在做分析的时候,并不能只靠某一个模型或者算法就进行判断,需要更多理性支持。


V神的偏爱——费雪方程式


费雪方程式是一种适合底层公链的估值测算方法。以太坊创始人曾在博客和 Twitter 上多次提到这一对区块链项目估值的方法,他认为这是一种非常适合交易媒介类 Token 的估值方法。

费雪方程式为 MV=PQ,它在经济学上的意义不亚于爱因斯坦在物理学上的质能方程 E=MC^2。该方程式不仅在传统经济领域颇受信赖,在通证经济领域也很受欢迎。其中 M 表示货币流通总量(也可以理解为 Token 的流通市值),V 表示货币的流通速度(换手率),P 表示商品的平均价格(Token 平均价格),Q 表示商品的总量(流通量)。

据此,我们可以测算一个 Token 的流通市值 M=PQ/V。6 月 10 日,KCS 价格为 7.48 元,供应总量为 8900 万枚,换手率为 10%。据此可得在费雪方程式计算下,KCS 市值为 66 亿人民币。而当前 KCS 的市值仅为 6.7 亿人民币,这一数字差距可以作为投资时的一个重要参考。

毕竟 V 神、各类通证研究院都会在分析 Token 时使用这一方程式,它在作出决策参考时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全球通用的透明度溢价


在区块链领域,还有一种自律行为即企业自己选择及时公开财务信息,满足投资者对于公司目前财务状况的投资心理需求。在传统金融市场中,按时、定期曝光财务数据、聘请专业的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的上市公司一般都表现的比较不错。

在区块链行业内,财务透明的公司可以享受更高的市场溢价。在财务透明度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是 Iconomi、币安等交易所,他们会定期披露完整的财务数据,并包括运营、合规、规划、团队情况等信息。

在这一方面,KuCoin 也做得不错,并且能够履约。下面会提到 KuCoin 在合规方面对 Token 持有者履行了约定,其信用记录较佳。

当然,我们呼吁币安、火币、KuCoin 等交易所对财务数据更加透明一些,包括人员流动等,而不是以「去中心化运行」等借口来搪塞。更公开透明的态度,不仅会获取投资者的信心,还能有效地提振 Token 的市场表现。


不可忽视的生态建设增值


除了在理论和数据层面的分析外,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还在交易所生态建设、合规运营、项目孵化方面进行了调查。我们发现,作为后来者,KuCoin 还是能跟上币安、火币等「老哥们」的脚步的,而且因为有前人做出示范,他们在项目选择上似乎更有眼光。

作为一家成立时间并不久的交易所,KuCoin 在 2018 年就开始了生态的布局,包含投资多个区块链项目、完善法币入金渠道、寻求去中心化交易所解决方案等。在 2018 年,KuCoin 投资了 BitCoin.au,与前高盛欧洲团队创办的 GetEX 达成战略合作,即将上线美元入金渠道。

此外,因为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的需求正在增加,但 KuCoin 并不打算走传统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思路,而是准备在 DEX 上做出一些突破。以币安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为例,它做到了交易公开和透明,但是却对币种的选择有限制,可以看到一些保护主义的身影,这有违去中心化的宗旨。KuCoin 的内部人士向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透露,他们正在与波士顿的 ARWEN 团队联手打造去中心化解决方案,现已上线 Beta 版本,对部分国家开放公测。

kcs04.png


距离上次采访 KuCoin CEO Michael 已经过去了接近 2 个月的时间,在采访中,他曾经提到 KuCoin 正在做合规方面的努力,让数字加密资产向更多的投资者和地区合法铺开推广。2 个月过去了,KuCoin 已经拿到了爱沙尼亚的加密货币牌照,并且正在努力地在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沟通,更快地推进。但是相比于区域合规,全球合规的难度还是艰巨。

更让我们觉得吃惊的是 KuCoin Shares 作为 KuCoin 的生态代币,已经紧跟 BNB 的步伐,成功地拓展成为生态燃料。在 ETHLend 应用中,用户可以使用 KCS 进行贷款;在 ADAMANT Messenger 加密匿名聊天 App 里,用户可以实现 KCS 的实时转账;在 AavePay 里,用户的 KCS 可以直接用来购买欧元等法币;在 PlayGame 里,KCS 也可以用于购买游戏道具和线下法币入金购买 KCS;在 SwirlPay 购物平台,使用 KCS 进行支付,可以免除用户付款手续费;通过和 CoinPayments 合作,全球 240 万商家可以接受 KCS 付款;还有,在 Whopper 上可以直接购买 KCS 定制的实体储值卡。

kcs05.jpg


据了解,KuCoin 还将持续加大对生态和项目的投资,Aergo、Ankr、Open 等项目都属于 KuCoin 孵化和首发的项目。相比于只提供资金和代币托管的「孵化」,创业团队更喜欢这类能够融入生态的投资和支持。这也是为什么库币为什么能够获得越来越多项目青睐的原因。


韭菜的共识也是币圈的一种共识


根据格雷厄姆的无效市场理论,投资者应该去挖矿更具安全边际的低估值比重,投资者将会有所收获。它认为人的认知并不能达到完美,所有的认识都是有缺陷的或是歪曲的,人们依靠自已的认识对市场进行预期,并与影响价格的内在规律价值规律相互作用,甚至市场的走势操纵着需求和供给的发展,这样他就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我们所要对付的市场并不是理性的,是一个无效市场。

很显然,目前的区块链市场以及区块链服务市场都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这是一个非常不理想的交易市场。正如我们上面提到的,在 KCS 社群中,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喊单,甚至有人将 KCS 的价格看到 20 美元(目前为 1.2 美元),这就是无效市场的一个重要表现。

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在非理性的市场里,发现低价值项目并进行投资,无论是 Old Money 还是 New Money,他们都乐于这么做。

回到上面分析的 KuCoin Shares,它其实更偏向于面向普通投资者的交易所股权,它具备其他平台币的所有特质,但是也包括了一个新兴企业快速发展的可能性。这与币安最开始对 BNB 的定义一致,并且无论是币安还是 KuCoin,都将这一路线坚持了下去。其中,KCS 非常符合各种估值和理论下的价格低谷 Token。同时,在各家平台币都有不错表现的今年上半年,KCS 的投资者也有所收获,今年 2 月,在 BTC 一直低位徘徊之际,KCS 曾一度跌到约 2.3 元人民币,以目前约 8.5 元的价格来看,也有近 270% 的涨幅。

大户、小散通吃,黑客如何悄悄顺走你的币?

攻略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5-28 12:06 • 来自相关话题

5 月 7 日,币安遭黑客攻击,7000 余枚比特币不翼而飞。

币安对外解释称,黑客是使用了网络钓鱼、病毒等攻击手段,获取了大量注册用户的 API 密钥、谷歌验证 2FA 码及其他信息,最终完成了提款操作。安全公司也分析称,此次事件很有可能因为内网遭到长期的 APT 渗透,是黑客长期谋划潜伏的结果。

5 月 26 日,易到用车发布公告称,其服务器遭到攻击,攻击者索要巨额的比特币相要挟,导致易到核心数据被加密,服务器宕机。

随着加密货币价值越来越显著,往日瞄准大户的黑客们,也开始把目光转向普通玩家,面对手法娴熟、老道的黑客,普通人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资产“消失”。

事实上,黑客的做法并不高明,有时仅依靠一张空白的 SIM 卡、一封危言耸听的邮件,就能轻而易举地盗走,或者骗走你“苦心积虑”存放的加密货币。

这种“强取豪夺”还有蔓延之势,近年来,此前一直对世界各大银行、加密货币交易所下手的朝鲜政府直属黑客组织——拉撒路(Lazarus Group),也开始把目标从大户转向个人,只为盗走这些人手中价格不菲的加密货币资产。

这场猫捉老鼠游戏,何时才会结束?

 
SIM 卡让窃取轻而易举
 

“他们毁掉了我的生活。”

一位来自旧金山的男子崩溃了,前一秒他刚把币打进自己的钱包,下一秒,地址里的币就瞬间归零。很快他发现了,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被带进入了一类名为“SIM Swap Scam”的骗局。

手机突然显示“没有服务”,往往预示着骗局的开启。

近日,一位化名丹尼尔的黑客,现身Trijo News,披露了自己是如何在短短 1 年内,轻松偷走价值 50 万美元加密货币的经历。“我只黑了大概 20 人,还不算特别活跃。”丹尼尔表示,他主要采用“更换 SIM 卡”的方式,最终盗走他人的加密货币。

一旦盯上某些“猎物”,他就会伪装成受害者,打电话给电信公司,告知运营商自己的手机号码出现了问题,并要求将信息转移到其控制的号码。

虽然电信公司设置了各种风控措施,但“总有各种办法可以说服运营商”,“比如,你在打电话的时候,可以假装自己在 Tele2(一家瑞典电信公司)工作,要求他们帮你转发一个号码就行。”丹尼尔表示。

实际上,丹尼尔们不是简单地截获手机号,他们的最终目标是秘钥,“很多人会把加密货币密钥保存在电子邮箱或联网的计算机上”,这种不严谨做法,给了黑客可乘之机。

一旦手机号被锁定,黑客就会去访问受害人的 Gmail 或 Outlook 帐户,输入地址并点击忘记密码,然后选择通过语音获取受害者手机号码的验证码(实际上这主要是为了帮助视障人士重置帐户密码),通过这种方式,轻松绕过了平台所谓的双因素身份验证(Two-factor authentication,简称 2FA)。





资深码农 Sean Coonce 被黑客采取类似方式盗走价值超 1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他表示,“很多人没有对此给予足够的重视,这对我们来说是难得的机会。”而不算活跃的丹尼尔,凭借这种方式,一年就盗走了他人 5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事实上,利用 SIM 卡盗走他人的加密货币案例并不少见。





Robert Ross 搭建的名为“停止SIM卡犯罪”的网站


去年,一个 21 岁的年轻男子尼古拉斯·特鲁利亚(Nicholas Truglia)带领团队用类似的方式攻击了 40 余人,盗走了价值数千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值得庆幸的是,该团队成员最终被抓获,受害者迈克尔·特尔平(Michael Terpin)通过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还获得了巨额赔偿;另一位受害者罗伯特·罗斯(Robert Ross),则搭建了一个名为“停止SIM卡犯罪”的网站,以披露此类犯罪。

类似的事件并没有消停,就连资深码农也没有逃过一劫。

5 月 20 日,加密货币托管公司 BitGo 工程师主管 Sean Coonce 也被黑客用类似的方式,从自己的 Coinbase 账户盗走了价值超过 10 万美元的比特币,对此,Coonce 称这是他人生中““最昂贵的一课”。

 
你看色情片时,黑客在盯着你
 

食色性也,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但如果被黑客利用,也有可能生出恶来。

美剧《黑镜》第三季第 3 集里,男孩肯尼因为看儿童色情图片被黑客盯上,为不让这样的“丑事”被公诸于世,肯尼只能受其威胁,相继完成了送货、抢劫,甚至杀人的黑客指令。





“被威胁”抢劫银行的肯尼


剧中与肯尼一样遭遇的,还有拥有光鲜身份的执行总裁、出轨的大叔等人,都因为黑客掌握了他们的“黑料”,最终与男主一样,走上了不归路。

事实上,这样的事不仅存在于影视剧,现实生活同样上演着类似的剧情,而这一切,都始于一封电子邮件。

去年 7 月,康奈尔大学教授 Emin Gün Sirer 发推文称,自己朋友收到了一封邮件,内容称其看色情片的过程已被发现,必须支付赎金,才能避免视频曝光,最后还附上了自己的比特币地址。

对此, Emin Gün Sirer 推测,这封邮件被发送给了 haveibeenpwnd 列表的每个人,他警告道,“小心了,千万不要付钱,也不要妥协(Be careful out there, never pay, never negotiate.)。”






黑客在邮件里称,他们已经访问收件人的网络摄像头和敏感信息,有证据表明其在网上观看了色情内容,如果不支付赎金(为隐匿身份,通常需要支付加密货币),他们就会将信息发给收件人的亲朋好友。如果有的人和肯尼一样,屈服于黑客的威胁,很可能就把赎金打到对方留下的地址了。

事实上,这样的例子也不少见。

在教授的推文下方,有人透露自己收到了 2 封同样意思的邮件,“唯一的区别是需求金额与加密货币的地址”,第一封邮件向其索要 1200 美元,第二封邮件开价 2900 美元。





Emin Gün Sirer 推文下的黑客勒索经历


自这类称为“Sextortion”的加密骗局在 2017 年被曝光后,很快流行起来。

IBM 安全研究人员表示,仅一个月内,数百封用英语、法语、日语和阿拉伯语等语言撰写的电子邮件被发送了出去,内容均是“如果不按要求将比特币发送到指定地址,视频就会发给你的朋友和同事。”

黑客借此缘由,敲诈勒索的情况泛滥成灾。

网络安全公司 Digital Shadows 曾公布过一份数据,据不完全统计,自去年 7 月以来,sextortionists 们利用该骗局大赚了约332000美元,这些黑客将诈骗的枪口对准了近 9 万名收件人,总发布的邮件数达 792000,总计超过 3100 个地址的比特币被存入了黑客的 92 个比特币钱包。


朝鲜黑客也在悄悄转向
 

朝鲜黑客一直是个隐秘的存在。

曾有调查表明,早年被朝鲜黑客“照顾”的对象,包括孟加拉央行、韩国电视台、索尼影业等金融机构/公司,他们有高超的技术、有组织的行动,曾让数十个国家的 ATM 机发生吐钱故障,获取了大量“不义之财”。

随着比特币的崛起,加密货币本身的匿名性开始得到朝鲜黑客“青睐”。根据俄罗斯网络安全公司 Group-IB 公布的数据,从2016 年至今,朝鲜国家黑客组织已经攻破了 5 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并盗取了 5.8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占加密货币被盗总数的 64.7%。

金融机构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的防范不断加强,朝鲜黑客们又开始把目光,悄悄转向了安全意识薄弱的普通人。

“以前,黑客都是直接攻击交易所,”网络战研究组织 IssueMakersLab 的创始人 Simon Choi 表示,“但现在,他们开始直接攻击加密货币用户了。”

韩国网络安全公司 Cuvepia 的CEO Kwon Seok-chul 也公开披露,自去年 4 月份以来,他们发现了超 30 起盗窃案件出现了朝鲜黑客的踪迹,“当加密货币被黑客盗取后,受害人往往投诉无门,只能作罢。”他补充说,没有被发现的案例,数量可能超过 100。

据了解,朝鲜黑客通常会向受害者发送带有文本文件的电子邮件,一旦收件人打开文件,里面的恶意代码就会感染计算机,进而轻松控制了计算机。

“最近大部分受害者,都是相对富裕的韩国人,比如公司 CEO。”他透露说,原因在于这部分人群的身价更高,“本身就可以调动数十亿的加密货币。”


结语
 

阳光底下无新事,在不为人知的黑暗角落,利用比特币进行敲诈勒索的黑客仍然存在。

近日,CipherTrace 在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加密货币反洗钱报告》中表示,今年第 1 季度因为黑客和欺诈,引起的加密货币损失高达 12 亿美元,几乎是去年全年损失 17 亿美元的 71%。

对普通人来说,只有加强自我安全意识,避免加密货币私钥等敏感信息公开化,才能更好地让自己免受黑客的“照顾”。


文 /31QU 林君

参考文章:

1、加密黑客一年盗取 50 万美元https://news.trijo.co/news/crypto-hacker-daniel-has-stolen-500000-in-a-year-this-is-how-he-takes-your-bitcoin/?lang=en

2、康奈尔大学教授揭露“Sextortion”https://www.cryptoglobe.com/latest/2018/07/blackmailing-bitcoin-scam-targets-porn-viewers-cornell-professor-suggests-its-bluff/

3、小心,朝鲜黑客盯上了你的比特币https://www.scmp.com/week-asia/geopolitics/article/2175525/watch-out-north-korean-hackers-are-coming-your-bitcoin

4、自身码农也中枪https://www.ccn.com/100000-bitcoin-loss-bitgo-engineer-sim-hijacked 查看全部

crypto-hack-1024x683.jpg

5 月 7 日,币安遭黑客攻击,7000 余枚比特币不翼而飞。

币安对外解释称,黑客是使用了网络钓鱼、病毒等攻击手段,获取了大量注册用户的 API 密钥、谷歌验证 2FA 码及其他信息,最终完成了提款操作。安全公司也分析称,此次事件很有可能因为内网遭到长期的 APT 渗透,是黑客长期谋划潜伏的结果。

5 月 26 日,易到用车发布公告称,其服务器遭到攻击,攻击者索要巨额的比特币相要挟,导致易到核心数据被加密,服务器宕机。

随着加密货币价值越来越显著,往日瞄准大户的黑客们,也开始把目光转向普通玩家,面对手法娴熟、老道的黑客,普通人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资产“消失”。

事实上,黑客的做法并不高明,有时仅依靠一张空白的 SIM 卡、一封危言耸听的邮件,就能轻而易举地盗走,或者骗走你“苦心积虑”存放的加密货币。

这种“强取豪夺”还有蔓延之势,近年来,此前一直对世界各大银行、加密货币交易所下手的朝鲜政府直属黑客组织——拉撒路(Lazarus Group),也开始把目标从大户转向个人,只为盗走这些人手中价格不菲的加密货币资产。

这场猫捉老鼠游戏,何时才会结束?

 
SIM 卡让窃取轻而易举
 

“他们毁掉了我的生活。”

一位来自旧金山的男子崩溃了,前一秒他刚把币打进自己的钱包,下一秒,地址里的币就瞬间归零。很快他发现了,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被带进入了一类名为“SIM Swap Scam”的骗局。

手机突然显示“没有服务”,往往预示着骗局的开启。

近日,一位化名丹尼尔的黑客,现身Trijo News,披露了自己是如何在短短 1 年内,轻松偷走价值 50 万美元加密货币的经历。“我只黑了大概 20 人,还不算特别活跃。”丹尼尔表示,他主要采用“更换 SIM 卡”的方式,最终盗走他人的加密货币。

一旦盯上某些“猎物”,他就会伪装成受害者,打电话给电信公司,告知运营商自己的手机号码出现了问题,并要求将信息转移到其控制的号码。

虽然电信公司设置了各种风控措施,但“总有各种办法可以说服运营商”,“比如,你在打电话的时候,可以假装自己在 Tele2(一家瑞典电信公司)工作,要求他们帮你转发一个号码就行。”丹尼尔表示。

实际上,丹尼尔们不是简单地截获手机号,他们的最终目标是秘钥,“很多人会把加密货币密钥保存在电子邮箱或联网的计算机上”,这种不严谨做法,给了黑客可乘之机。

一旦手机号被锁定,黑客就会去访问受害人的 Gmail 或 Outlook 帐户,输入地址并点击忘记密码,然后选择通过语音获取受害者手机号码的验证码(实际上这主要是为了帮助视障人士重置帐户密码),通过这种方式,轻松绕过了平台所谓的双因素身份验证(Two-factor authentication,简称 2FA)。

201905272115321.jpg

资深码农 Sean Coonce 被黑客采取类似方式盗走价值超 1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他表示,“很多人没有对此给予足够的重视,这对我们来说是难得的机会。”而不算活跃的丹尼尔,凭借这种方式,一年就盗走了他人 5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事实上,利用 SIM 卡盗走他人的加密货币案例并不少见。

201905272115322.jpg

Robert Ross 搭建的名为“停止SIM卡犯罪”的网站


去年,一个 21 岁的年轻男子尼古拉斯·特鲁利亚(Nicholas Truglia)带领团队用类似的方式攻击了 40 余人,盗走了价值数千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值得庆幸的是,该团队成员最终被抓获,受害者迈克尔·特尔平(Michael Terpin)通过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还获得了巨额赔偿;另一位受害者罗伯特·罗斯(Robert Ross),则搭建了一个名为“停止SIM卡犯罪”的网站,以披露此类犯罪。

类似的事件并没有消停,就连资深码农也没有逃过一劫。

5 月 20 日,加密货币托管公司 BitGo 工程师主管 Sean Coonce 也被黑客用类似的方式,从自己的 Coinbase 账户盗走了价值超过 10 万美元的比特币,对此,Coonce 称这是他人生中““最昂贵的一课”。

 
你看色情片时,黑客在盯着你
 

食色性也,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但如果被黑客利用,也有可能生出恶来。

美剧《黑镜》第三季第 3 集里,男孩肯尼因为看儿童色情图片被黑客盯上,为不让这样的“丑事”被公诸于世,肯尼只能受其威胁,相继完成了送货、抢劫,甚至杀人的黑客指令。

201905272115363.jpg

“被威胁”抢劫银行的肯尼


剧中与肯尼一样遭遇的,还有拥有光鲜身份的执行总裁、出轨的大叔等人,都因为黑客掌握了他们的“黑料”,最终与男主一样,走上了不归路。

事实上,这样的事不仅存在于影视剧,现实生活同样上演着类似的剧情,而这一切,都始于一封电子邮件。

去年 7 月,康奈尔大学教授 Emin Gün Sirer 发推文称,自己朋友收到了一封邮件,内容称其看色情片的过程已被发现,必须支付赎金,才能避免视频曝光,最后还附上了自己的比特币地址。

对此, Emin Gün Sirer 推测,这封邮件被发送给了 haveibeenpwnd 列表的每个人,他警告道,“小心了,千万不要付钱,也不要妥协(Be careful out there, never pay, never negotiate.)。”

201905272115374.jpg


黑客在邮件里称,他们已经访问收件人的网络摄像头和敏感信息,有证据表明其在网上观看了色情内容,如果不支付赎金(为隐匿身份,通常需要支付加密货币),他们就会将信息发给收件人的亲朋好友。如果有的人和肯尼一样,屈服于黑客的威胁,很可能就把赎金打到对方留下的地址了。

事实上,这样的例子也不少见。

在教授的推文下方,有人透露自己收到了 2 封同样意思的邮件,“唯一的区别是需求金额与加密货币的地址”,第一封邮件向其索要 1200 美元,第二封邮件开价 2900 美元。

201905272115375.jpg

Emin Gün Sirer 推文下的黑客勒索经历


自这类称为“Sextortion”的加密骗局在 2017 年被曝光后,很快流行起来。

IBM 安全研究人员表示,仅一个月内,数百封用英语、法语、日语和阿拉伯语等语言撰写的电子邮件被发送了出去,内容均是“如果不按要求将比特币发送到指定地址,视频就会发给你的朋友和同事。”

黑客借此缘由,敲诈勒索的情况泛滥成灾。

网络安全公司 Digital Shadows 曾公布过一份数据,据不完全统计,自去年 7 月以来,sextortionists 们利用该骗局大赚了约332000美元,这些黑客将诈骗的枪口对准了近 9 万名收件人,总发布的邮件数达 792000,总计超过 3100 个地址的比特币被存入了黑客的 92 个比特币钱包。


朝鲜黑客也在悄悄转向
 

朝鲜黑客一直是个隐秘的存在。

曾有调查表明,早年被朝鲜黑客“照顾”的对象,包括孟加拉央行、韩国电视台、索尼影业等金融机构/公司,他们有高超的技术、有组织的行动,曾让数十个国家的 ATM 机发生吐钱故障,获取了大量“不义之财”。

随着比特币的崛起,加密货币本身的匿名性开始得到朝鲜黑客“青睐”。根据俄罗斯网络安全公司 Group-IB 公布的数据,从2016 年至今,朝鲜国家黑客组织已经攻破了 5 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并盗取了 5.8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占加密货币被盗总数的 64.7%。

金融机构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的防范不断加强,朝鲜黑客们又开始把目光,悄悄转向了安全意识薄弱的普通人。

“以前,黑客都是直接攻击交易所,”网络战研究组织 IssueMakersLab 的创始人 Simon Choi 表示,“但现在,他们开始直接攻击加密货币用户了。”

韩国网络安全公司 Cuvepia 的CEO Kwon Seok-chul 也公开披露,自去年 4 月份以来,他们发现了超 30 起盗窃案件出现了朝鲜黑客的踪迹,“当加密货币被黑客盗取后,受害人往往投诉无门,只能作罢。”他补充说,没有被发现的案例,数量可能超过 100。

据了解,朝鲜黑客通常会向受害者发送带有文本文件的电子邮件,一旦收件人打开文件,里面的恶意代码就会感染计算机,进而轻松控制了计算机。

“最近大部分受害者,都是相对富裕的韩国人,比如公司 CEO。”他透露说,原因在于这部分人群的身价更高,“本身就可以调动数十亿的加密货币。”


结语
 

阳光底下无新事,在不为人知的黑暗角落,利用比特币进行敲诈勒索的黑客仍然存在。

近日,CipherTrace 在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加密货币反洗钱报告》中表示,今年第 1 季度因为黑客和欺诈,引起的加密货币损失高达 12 亿美元,几乎是去年全年损失 17 亿美元的 71%。

对普通人来说,只有加强自我安全意识,避免加密货币私钥等敏感信息公开化,才能更好地让自己免受黑客的“照顾”。


文 /31QU 林君

参考文章:

1、加密黑客一年盗取 50 万美元https://news.trijo.co/news/crypto-hacker-daniel-has-stolen-500000-in-a-year-this-is-how-he-takes-your-bitcoin/?lang=en

2、康奈尔大学教授揭露“Sextortion”https://www.cryptoglobe.com/latest/2018/07/blackmailing-bitcoin-scam-targets-porn-viewers-cornell-professor-suggests-its-bluff/

3、小心,朝鲜黑客盯上了你的比特币https://www.scmp.com/week-asia/geopolitics/article/2175525/watch-out-north-korean-hackers-are-coming-your-bitcoin

4、自身码农也中枪https://www.ccn.com/100000-bitcoin-loss-bitgo-engineer-sim-hijacked

币安IEO项目Harmony深度分析:一堆Forks, 一切成谜?

项目leekg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05-23 13:53 • 来自相关话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不是交易或投资建议,仅用于娱乐和学习目的。在购买或投资任何加密货币之前,请自行做好研究。


据媒体报道,币安宣布第五个Launchpad项目Harmony将以摇号抽签方式于5月28日14:00开始代币销售。据公开信息,Harmony是基于分片技术的新一代高性能公链,已经在2月份发布测试网络,其团队来自不同的国家,创始人谢镇滔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专注于研究安全通讯协议和编译器校验技术,曾在微软研究院总部任职研究员,在Google任职高级软件工程师,负责基础架构方面的项目,并在苹果公司总部担任工程师,主导搜索排序方面的工作,他曾创立一个专注于移动搜索的公司Spotsetter,并被苹果公司收购。


本文由“McAfee Approves”社区撰写,由Golden Borodutch电报群组提供支持。为方便读者,本文分为六个部分:产品,顾问,团队,合作伙伴,法律部分和结论。如果Harmony项目团队能够公开回答问题,我们将不胜感激。


产品


Harmony是一种基于分片(Sharding)的高速通用区块链。是的,市场上有很多类似的项目。我们甚至还分析过其中的两个项目,MultiVAC 和 The Power,但这两个项目都还没有正式运行起来。甚至已经“上线”主网的Zilliqa和QuarkChain目前也还处于调试模式,所有转账交易都被禁用。

  分片(Sharding)是一种传统的数据库分区方式,被运用在区块链以提高网络的性能。它将事务分成多个部分,并在节点之间分配这些部分以进行多线程处理,从而加快整体验证和数据传输过程。

   MultiVAC(MTV)是一个颇具潜力的全分片公链项目,也是KuCoin交易所的首个IEO项目,其测试网已于Q1上线,主网将于Q3上线。相对于市场上的老牌分片项目Zilliqa(ZIL),以及处于同一发展阶段的QuarkChain(QKC),MultiVAC(MTV)目前的价格(总市值)只有前两者的三分之一,流通市值也小得多。

    The Power是俄罗斯的一个公链项目,跟MultiVAC一样走的技术流路线。其采用分层的系统架构:管理层负责节点的地址注册,校验层借由MTP算法验证跨片交易,分片层负责交易和智能合约。
 

 
那么,是什么让Harmony如此吸引人呢?我们列出了他们的营销材料中的一些陈述:

     曾经在谷歌,苹果,微软和亚马逊工作的团队。

    在种子轮上筹集的18,400,000美元。

    与IEO主要交易所的谈判机会。 Harmony摒弃了通常的ICO,以避免与SEC有关的法律风险。Harmony的IEO将在Binance Launchpad举行。

    有100亿人表示能够在产品准备就绪时使用该产品。

    超过20个主要合作伙伴,准备整合Harmony区块链。

    测试网络显示每秒约114000个事务的处理速度。

 

在文章的以下部分,我们将分析这些是真实的还是单纯的营销技巧。现在,让我们仔细看看产品本身。

Harmony区块链由许多现有和实验性的网络技术组成:OmniLedger,RapidChain,Chainspace,Kadmelia,QUIC,Bloom Tables,5G,Unikernels和Mosaic。旧白皮书只是对这些技术的简要描述,没有提供技术细节。新的白皮书完全没有提及它们。

人们称Harmony是一个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怪物,因为它是一种疯狂的实验室技术混合体,从未在实践中发挥过作用。然而,Harmony团队承诺会弄清楚技术,连接它们,并将所有技术整合好。他们通过描绘iPhone制作的故事来证明这一承诺;如果你打开iPhone的背板观察,你也会看到它是使用不同的技术构建起来的“怪物”。

仅仅拿iPhone做比喻好像这还不够,该项目还开发了四项技术:

    基于OmniLedger的深度分片,不仅可以分离事务,还可以划分所有级别的共识,连接和网络状态。分离之后是重新分片,旨在保护网络免受攻击。从理论上讲,这个东西已经被用在MultiVAC项目中。
 
    零知识证明,即一种允许用户在不泄露敏感信息的情况下共享数据的应用程序协议。它被称为数据货币化的必要技术,但团队对于如何实现货币化守口如瓶。零知识证明也用在Zcash中。
 
    Min Language,这是智能合约的一种安全编程语言。从旧的白皮书来看,该语言将基于正式验证,就像最近分析过的CertiK项目使用的语言一样。
 
  fBFT,这是一种由BFT,DAG和PoS共识协议和BLS加密多重签名组成的混合技术。理论上,这应该将共识生产率提高一百倍,使用Staking(抵押)并使所有节点平等。

 


现在让我们继续讨论问题。我们没有将它们分成几部分,因为它们都是通用的。

   如果节点必须存储许多分片的数据并且不断与其他分片同步,我们可以将其称为完整分片吗?如果主节点通信出现问题,您会怎么做?这难道不是一个“1%碎片攻击”的漏洞?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使用VDFs?谁将提供运行ASIC的利他节点来计算VDFs?你们将拿什么激励这些节点的所有者?
 
   白皮书中描述的,“<...>具有更快计算设备的攻击者可以在其他诚实节点之前计算结果。<...>这个问题可以在智能合约层上以适当的延迟来缓解”。该解决方案的技术方面是什么?
 
   你们认为恶意群体很慢;因此,他们没有时间同步。为什么不假设存在一组快速恶意节点?
 
   如果恶意节点创建智能合约以鼓励分片参与者测试可以凭空创造资金的坏块,该怎么办?
 
    如何验证分片中的事务是否不正确?
 
    你们是如何解决信任和分片间事务验证问题的?
 
    在阻塞的情况下,系统如何在同一帐户的分片之间进行事务的并行处理?
 
   分片帐户的结构是什么?它是一个帐户,一些单独的帐户,还是几个合并帐户(侧链)?
 
    你们打算如何使用QUIC并更新其代码库?毕竟,QUIC的服务器端使用epoll意味着你只能在Linux上同步块。你们能提供任何技术细节吗?



已经完成开发的部分:

      测试钱包;
      测试网监控;
      益智游戏;
      彩票。

 

    为什么要将你们的努力分解为多个副项目,而不是专注于主要产品的开发?
 
  在测试网(testnet)监控中,结果每秒不超过四个事务。该团队称,测试网络每秒有114,000笔交易。真相在哪里?



Harmony的Github上有十六个项目库。大多数代码都是从其他项目中复制的。主项目库中几乎没有活动,每周平均只有十几次提交。

根据项目路线图,应该已经实现了以下内容:重新分片,VDFs,交叉分片路由,具有多重签名的BLS分片,zkproof和ECDSA算法。

    我们在哪里可以看看,你们是如何实施这些技术的?



在2019年6月,你们计划推出一个公共主网络,并在年底,你们打算开始将合作伙伴的dApp从以太坊迁移到你们的区块链。

    dApps从以太坊转移到Harmony的技术方面大概是些什么?




顾问


Harmony项目网站上没有“顾问”部分,但有一个标题为“合作者”的部分。正如我们从团队所说的那样来猜测,有四个人可能是项目的顾问。在让团队了解之后,我们通过LinkedIn和电子邮件向顾问写信,请求他们确认参与Harmony项目。

    Hakwan Lau,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认知和行为神经科学的全职教授。Hakwan创立了CONSCIOUSNESS & METACOGNITION LAB,这是一个研究人类大脑和感知与行为分析的实验室。来自Harmony网站:“通过Harmony,他正在探索概率共识协议与大脑沟通之间的联系。Hakwan还在研究区块链健康数据的隐私保护模型“。但是,我们找不到Hakwan在这些领域的任何研究工作。在他的简历中,Hakwan表示在2018年6月制定了简单的Harmony协议规则。


你能分享一下Hakwan关于区块链和机器学习的研究吗?
 

    Ka-yuet Liu,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社会网络与社会流行病学专业副教授。来自刘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网站的个人资料页面:“我的研究提出的问题包括:个体自杀的网络影响是什么?社会影响在自闭症患病率上升中起什么作用?“ 刘在她的简历中没有提及Harmony。Harmony在Medium上的博客有一篇由Liu撰写的文章,关于将科学数据存储在区块链。


社会学研究人员会帮助你们解决哪些问题?
 

      Zi Wang,Google的前产品负责人。
 
    Bruce Huang,前阿里巴巴云和信用部门(Alibaba Cloud and Credit Ease)总监。他曾经是Madailicai的首席执行官,并在微软担任工程师。


我们在2019年3月20日写信给这两个顾问。已经过去2个月了,仍然没有回复。

你们能否请求你们的顾问在LinkedIn上回复我们?


此前,协作者部分还有六个顾问,现已从网站上删除。我们也通过LinkedIn给他们写信。只有其中一人回答:

    Aokon Li,Qokka反馈聚合器的创始人。他曾经在谷歌(暑期实习)和Scaled Inference(几年)担任开发人员。李还参加了人工智能研究。他积极维护他的Github账户。

    他立即回答说他去年就技术问题向Harmony提出建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分布式系统和自然语言处理。此外,Li要求我们提及他在财务上与项目无关,并且没有承担任何正式职责。




团队


Harmony的团队页面列出了十二个人。根据该网站,所有这些人都在硅谷工作。
 






Harmony在Medium的博客中的照片。对于一支十二人队来说有点太多了,不是吗?


Stephen Ts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拥有宾夕法尼亚大学密码学协议、类型理论、功能编译器的博士学位;

    关于加密协议和类型编程语言的八篇科学文章的共同作者;

    他参与了微软安全协议验证的架构和工具的开发,为期四个月(可能是在暑期实习期间)。他还使用F#编译器开发了一个原型来测试.NET程序;

    Tse指出,2006年,他是谷歌快速计算和图表算法的研究实习生。从2007年到2010年,他在Google Maps担任前端工程师。

    自2011年以来,他是Spotsetter应用程序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Spotsetter根据用户的社交媒体信息流建议他们前往哪些地方。根据媒体报道,该应用程序很受欢迎,2013年有500万用户。2014年,Apple收购了该应用程序并将其关闭。

    在创业公司被收购后,Tse在Apple担任搜索引擎排名工程师一年。

    他开发了语音AI,一个语音伴侣项目。Tse表示,由于商业模式不合适,该项目并未成功。

    Tse使用OCalm语言为Interactive Brokers和IQFeed的经纪人编写了一个自动股票交易平台。我们无法在网络上找到有关该平台的任何信息。

    Tse的Github帐户为空且无效。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Tse写的自动化股票交易平台?

人们现在使用Tse曾经使用过的产品吗?它们有用吗?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Tse在谷歌和苹果公司工作的证据?


Nicolas Burtey,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

    从2012年到2018年,Burtey正在创办一家名为Orah的初创公司,这是一款用于全景VR视频的直播软件。该项目网站目前无法访问,但从网络档案来看,该网站在2017年被相当多的用户使用。该项目的YouTube频道中的十几个视频,每一个都有大约1万个观看次数。Crunchbase报道该公司进行了一次私人IPO,结果筹集了800万美元。几年后,Orah在没有任何公告的情况下被关闭。


为什么Orah被关闭了?投资者的钱怎么了?

Burtey在管理职位上有其他经验吗?


Alok Kothari,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Kothari与同事共同撰写了一系列名为“Game Changer”的企业家励志故事。四年来,他一直从事信息搜索研究。近三年来,他一直在Apple工作,参与Siri机器学习。我们认为是Kothari的Github账户是在Harmony成立时创建的。Kothari参与Harmony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的开发。Kothari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Kothari在Apple工作的证据?


Rongjian Lan,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四年来,Lan在Google Play应用商店担任搜索基础设施工程师,两年来,他是Joobali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技术官,为儿童保育和父母提供支付服务。一年多来,他一直是ABCer加密社区的联合主席。La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Lan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Lan在Google工作的证据?


Minh Doan,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从Doan的简历来看,他曾在Yandex,COA Solutions,Thefind,Ooyola和Google担任开发人员。Doan还声称曾参与过TTS Google智能助理,谷歌主页,屏幕设备,Play商店和Google Plus。他在Google工作期间获得了“Publisher Click-Ring Fraud Detector”专利。我们没有发现上述任何公开证据。Doa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Doan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Doan在Google工作的证据?你们能给我一个专利链接吗?


Nick White,联合创始人。

    他也是瑜伽教练和冲浪者。直到2017年,他在电气工程领域工作。然后,他为亚洲AI创业公司提供了一年的咨询。他的Github帐户是空的,他的信息足迹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在AMA的一个主题中,Nick提到他在Harmony的角色是研究,开发,招聘,与合作伙伴和投资者打交道,组织活动和采访。


White的经验在项目中能够扮演什么角色?White哪些初创公司提供了咨询服务?他是如何为这些AI创业公司提供咨询服务,而他在该领域没有实际经验(基于他的LinkedIn账户)?

    Sahil Dewan,联合创始人。 Dewan拥有哈佛商学院的MBA学位。几年来,他担任非营利性学生协会AIESEC India的主席。 Dewan创建了校友应用程序,这是一个基于LinkedIn个人资料的大学毕业生数据库。该应用程序并不成功。后来他常常为Draper Dragon基金的初创公司提供咨询。

    Leo Chen,工程师。 Chen在温哥华的一些大型(爱立信和Broadcom)和小型IT公司担任开发人员近十年。在七年半的时间里,Chen在亚马逊担任软件开发经理。Che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他还有自己的几个小项目。

    Eugene Kim,工程师。作为NTT领先的网络协议开发人员,Kim在暴雪工作了一年半,在AWS工作了三年。在亚马逊工作期间,他注册了两项专利来计算网络速度。Ki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他没有发表任何自己的工作项目。

    Chao Ma,一名工程师。 Ma在Ricoh担任研究和开发工程师四年,在亚马逊担任应用科学家两年。Ma的Github帐户仅参与Harmony项目。

    Li Jiang,业务发展经理。他曾担任投资顾问公司GSV副总裁七年。 Jiang是Ympact的联合创始人,Ympact是一家对初创公司进行采访的公司。

    Helen Li,公关经理和营销人员。我们没有在网上找到任何关于她的信息。根据Harmony的网站,她作为一名记者做了很多工作。



除了领先的团队成员,还有五位社区经理,七位内容经理和两位赏金经理。全部共有26人。

Harmony现在正在招募新的团队成员,承诺提供现金奖励,用于推荐Rust和Go开发专家。

团队愿意在官方聊天群组中回答问题并经常进行AMA。


Harmony的营销政策仍然是不诚实的。如果您在Medium上阅读该项目的任何一篇文章,您会看到大约50个“喜欢”,并有一些明显是购买来的评论。评论者的个人资料看起来也不真实。您可以轻松地看到这些是专门创建的帐户来模仿真实的用户活动。

Harmony的电报群组曾经在晚上进行激烈的用户邀请,直到真正的用户要求添加Shieldy来停止作弊机器人的活动。


合作伙伴


Harmony项目网站列出了10个合作伙伴和12个投资者。


合作伙伴

大多数伙伴都是原始的,Harmony的顾问们实际上拥有其中的三个。在所有合作伙伴中,我们只能找到一个公开确认的。Hyperion是Isaac Zhang的一个项目,Zhang之前被列为顾问之一。

我们通过电子邮件和Facebook写信给所有公开未经证实的合作伙伴。我们会在他们回复后立即更新相关信息。

    还有谁是你们的合作伙伴,他们是否被公开证实?他们是否打算从他们现在使用的区块链上迁移到你们的区块链?

    什么会吸引并激励最终用户使用你们的区块链?




投资者

Harmony列出的十二个投资者中,只有一半是公开确认的。像hayek.capital,uva.fund,bca.fund,qtum.org和skunk.capital这样的投资者尚未将Harmony添加到他们的投资组合中。

该团队声称在种子轮中获得了18,400,000美元的投资,占代币总量的22.4%,估计为82,000,000美元。

    谁对Harmony的进行了估值,他们究竟评估了什么?我们能看到评估结果吗?



在代币购买协议中,Harmony表示将以太坊钱包接受投资者资金。根据我们的计算,2018年该钱包地址收集了大约5,600,000美元,并从这个钱包中取出。目前的余额是51 ETH(约9,000美元)。

    你们是如何得到剩余款项的,有没有证据证明这种情况发生了?

    你们花了多少钱?我们能看到您的财务计划吗?




法律部分


Harmony拒绝发布任何法律信息,但团队已准备好在他们的Discord中就该主题进行沟通。

据媒体报道,该项目已在美国注册。Harmony的公关经理回答了我们关于Discord的问题,他说该公司的基金在巴拿马注册。此外,代币购买协议指的是一家名为Ten Times Technology Ltd的公司,该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我们找不到任何确认这些信息的公开信息。

根据该团队的说法,在法律问题上,Harmony由Fenwick & West LLP提供咨询。

Harmony的代币将被用于驱动区块链网络节点,抵押和转账交易。项目团队预测,用户每年将获得高达15%的收入。

    预测收入,可能会受到SEC的制裁,你们觉得呢?



Harmony项目没有任何专利,尽管该团队声称他们已经开发了许多专有技术,如可验证随机函数(Verifiable Random Function),可验证延迟函数(Verifiable Delay Function),快速拜占庭容错(Fast 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和自适应IDA(Adaptive IDA)。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这些技术,这些技术是否已经在其他项目中使用?




结论


Harmony项目有一个漂亮的包装,就像任何其他项目进行IEO一样。Harmony创造了一个值得信赖的项目形象,这要归功于他们能够迅速回答任何问题,发展社区并建立伙伴关系。该团队还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学术和技术背景。事实上,对于许多评论者来说,仅仅存在一个测试网就足以证明其是MVP(最有价值球员/项目)。

但是,让我们把粉红色的眼镜放在一边。Harmony是一大堆的分叉复制(forks)。即使团队将所有这些技术拼凑在一起,它们也无济于事。而且区块链并不是iPhone,iPhone的所有组件都在实践中进行了测试,并且被工程师特别锐化,成为手机的一部分。Harmony声称的这些技术只是一组高级实验室概念,需要大量工作才能成为实用的东西。

以Zilliqa为例,该项目多年来一直在为分片(Sharding)而苦苦挣扎。最有可能的是,Harmony是走同样的道路。正如项目宣称的那样,它们要么在六月份启动主网,要么深入调试,或者正如其他分片项目所做的那样,只是推迟发布日期。总而言之,市场已经充斥着“最快”的区块链,这些区块链完全没有以太坊带来的实际用途。市场真的需要另一个比以太坊“更快”区块链吗?

至于团队。请你们指出至少一个由团队成员制作的的任何一个,现在还是活跃的产品,这个产品至少拥有一万个活跃用户。任何人都可以在他们的LinkedIn帐户上写上“Apple”或“Google”或“Amazon”,但他们是否知道如何为大家带来真正的收益?

种子轮上的1840万美元太多了。通常,没有人会在种子轮上给予那么多钱,更不用说代币了。种子轮是风险最高的一轮,一般筹集最低金额用于运行最小可行产品:每个公司从种子轮融资25,000美元到1,000,000美元。一堆Github分叉复制(forks)估计不可能达到8200万美元的估值!

从法律上讲,该项目是模糊的:公司结构,注册国家,提交给SEC的早期投资报告,没有一个是公开的,目前一切成谜。但也许我们会在项目进行IEO时获得这些信息。

就先这样吧。请随时为我们鼓掌,如果您在本文中看到错误,也可以发信息向我们咆哮。谢谢!



原文:Honest Harmony ICO review
来源:Medium
作者:Kiku
编译:Satojiu
 
 
连载中……
作者:韭菜极客(微信公众号:leekgeek) 查看全部
harmony.png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不是交易或投资建议,仅用于娱乐和学习目的。在购买或投资任何加密货币之前,请自行做好研究。


据媒体报道,币安宣布第五个Launchpad项目Harmony将以摇号抽签方式于5月28日14:00开始代币销售。据公开信息,Harmony是基于分片技术的新一代高性能公链,已经在2月份发布测试网络,其团队来自不同的国家,创始人谢镇滔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专注于研究安全通讯协议和编译器校验技术,曾在微软研究院总部任职研究员,在Google任职高级软件工程师,负责基础架构方面的项目,并在苹果公司总部担任工程师,主导搜索排序方面的工作,他曾创立一个专注于移动搜索的公司Spotsetter,并被苹果公司收购。


本文由“McAfee Approves”社区撰写,由Golden Borodutch电报群组提供支持。为方便读者,本文分为六个部分:产品,顾问,团队,合作伙伴,法律部分和结论。如果Harmony项目团队能够公开回答问题,我们将不胜感激。


产品


Harmony是一种基于分片(Sharding)的高速通用区块链。是的,市场上有很多类似的项目。我们甚至还分析过其中的两个项目,MultiVAC 和 The Power,但这两个项目都还没有正式运行起来。甚至已经“上线”主网的Zilliqa和QuarkChain目前也还处于调试模式,所有转账交易都被禁用。


  分片(Sharding)是一种传统的数据库分区方式,被运用在区块链以提高网络的性能。它将事务分成多个部分,并在节点之间分配这些部分以进行多线程处理,从而加快整体验证和数据传输过程。

   MultiVAC(MTV)是一个颇具潜力的全分片公链项目,也是KuCoin交易所的首个IEO项目,其测试网已于Q1上线,主网将于Q3上线。相对于市场上的老牌分片项目Zilliqa(ZIL),以及处于同一发展阶段的QuarkChain(QKC),MultiVAC(MTV)目前的价格(总市值)只有前两者的三分之一,流通市值也小得多。

    The Power是俄罗斯的一个公链项目,跟MultiVAC一样走的技术流路线。其采用分层的系统架构:管理层负责节点的地址注册,校验层借由MTP算法验证跨片交易,分片层负责交易和智能合约。

 


 
那么,是什么让Harmony如此吸引人呢?我们列出了他们的营销材料中的一些陈述:


     曾经在谷歌,苹果,微软和亚马逊工作的团队。

    在种子轮上筹集的18,400,000美元。

    与IEO主要交易所的谈判机会。 Harmony摒弃了通常的ICO,以避免与SEC有关的法律风险。Harmony的IEO将在Binance Launchpad举行。

    有100亿人表示能够在产品准备就绪时使用该产品。

    超过20个主要合作伙伴,准备整合Harmony区块链。

    测试网络显示每秒约114000个事务的处理速度。


 

在文章的以下部分,我们将分析这些是真实的还是单纯的营销技巧。现在,让我们仔细看看产品本身。

Harmony区块链由许多现有和实验性的网络技术组成:OmniLedger,RapidChain,Chainspace,Kadmelia,QUIC,Bloom Tables,5G,Unikernels和Mosaic。旧白皮书只是对这些技术的简要描述,没有提供技术细节。新的白皮书完全没有提及它们。

人们称Harmony是一个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怪物,因为它是一种疯狂的实验室技术混合体,从未在实践中发挥过作用。然而,Harmony团队承诺会弄清楚技术,连接它们,并将所有技术整合好。他们通过描绘iPhone制作的故事来证明这一承诺;如果你打开iPhone的背板观察,你也会看到它是使用不同的技术构建起来的“怪物”。

仅仅拿iPhone做比喻好像这还不够,该项目还开发了四项技术:


    基于OmniLedger的深度分片,不仅可以分离事务,还可以划分所有级别的共识,连接和网络状态。分离之后是重新分片,旨在保护网络免受攻击。从理论上讲,这个东西已经被用在MultiVAC项目中。
 
    零知识证明,即一种允许用户在不泄露敏感信息的情况下共享数据的应用程序协议。它被称为数据货币化的必要技术,但团队对于如何实现货币化守口如瓶。零知识证明也用在Zcash中。
 
    Min Language,这是智能合约的一种安全编程语言。从旧的白皮书来看,该语言将基于正式验证,就像最近分析过的CertiK项目使用的语言一样。
 
  fBFT,这是一种由BFT,DAG和PoS共识协议和BLS加密多重签名组成的混合技术。理论上,这应该将共识生产率提高一百倍,使用Staking(抵押)并使所有节点平等。


 


现在让我们继续讨论问题。我们没有将它们分成几部分,因为它们都是通用的。


   如果节点必须存储许多分片的数据并且不断与其他分片同步,我们可以将其称为完整分片吗?如果主节点通信出现问题,您会怎么做?这难道不是一个“1%碎片攻击”的漏洞?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使用VDFs?谁将提供运行ASIC的利他节点来计算VDFs?你们将拿什么激励这些节点的所有者?
 
   白皮书中描述的,“<...>具有更快计算设备的攻击者可以在其他诚实节点之前计算结果。<...>这个问题可以在智能合约层上以适当的延迟来缓解”。该解决方案的技术方面是什么?
 
   你们认为恶意群体很慢;因此,他们没有时间同步。为什么不假设存在一组快速恶意节点?
 
   如果恶意节点创建智能合约以鼓励分片参与者测试可以凭空创造资金的坏块,该怎么办?
 
    如何验证分片中的事务是否不正确?
 
    你们是如何解决信任和分片间事务验证问题的?
 
    在阻塞的情况下,系统如何在同一帐户的分片之间进行事务的并行处理?
 
   分片帐户的结构是什么?它是一个帐户,一些单独的帐户,还是几个合并帐户(侧链)?
 
    你们打算如何使用QUIC并更新其代码库?毕竟,QUIC的服务器端使用epoll意味着你只能在Linux上同步块。你们能提供任何技术细节吗?




已经完成开发的部分:


      测试钱包;
      测试网监控;
      益智游戏;
      彩票。


 


    为什么要将你们的努力分解为多个副项目,而不是专注于主要产品的开发?
 
  在测试网(testnet)监控中,结果每秒不超过四个事务。该团队称,测试网络每秒有114,000笔交易。真相在哪里?




Harmony的Github上有十六个项目库。大多数代码都是从其他项目中复制的。主项目库中几乎没有活动,每周平均只有十几次提交。

根据项目路线图,应该已经实现了以下内容:重新分片,VDFs,交叉分片路由,具有多重签名的BLS分片,zkproof和ECDSA算法。


    我们在哪里可以看看,你们是如何实施这些技术的?




在2019年6月,你们计划推出一个公共主网络,并在年底,你们打算开始将合作伙伴的dApp从以太坊迁移到你们的区块链。


    dApps从以太坊转移到Harmony的技术方面大概是些什么?





顾问


Harmony项目网站上没有“顾问”部分,但有一个标题为“合作者”的部分。正如我们从团队所说的那样来猜测,有四个人可能是项目的顾问。在让团队了解之后,我们通过LinkedIn和电子邮件向顾问写信,请求他们确认参与Harmony项目。


    Hakwan Lau,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认知和行为神经科学的全职教授。Hakwan创立了CONSCIOUSNESS & METACOGNITION LAB,这是一个研究人类大脑和感知与行为分析的实验室。来自Harmony网站:“通过Harmony,他正在探索概率共识协议与大脑沟通之间的联系。Hakwan还在研究区块链健康数据的隐私保护模型“。但是,我们找不到Hakwan在这些领域的任何研究工作。在他的简历中,Hakwan表示在2018年6月制定了简单的Harmony协议规则。



你能分享一下Hakwan关于区块链和机器学习的研究吗?
 


    Ka-yuet Liu,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社会网络与社会流行病学专业副教授。来自刘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网站的个人资料页面:“我的研究提出的问题包括:个体自杀的网络影响是什么?社会影响在自闭症患病率上升中起什么作用?“ 刘在她的简历中没有提及Harmony。Harmony在Medium上的博客有一篇由Liu撰写的文章,关于将科学数据存储在区块链。



社会学研究人员会帮助你们解决哪些问题?
 


      Zi Wang,Google的前产品负责人。
 
    Bruce Huang,前阿里巴巴云和信用部门(Alibaba Cloud and Credit Ease)总监。他曾经是Madailicai的首席执行官,并在微软担任工程师。



我们在2019年3月20日写信给这两个顾问。已经过去2个月了,仍然没有回复。

你们能否请求你们的顾问在LinkedIn上回复我们?


此前,协作者部分还有六个顾问,现已从网站上删除。我们也通过LinkedIn给他们写信。只有其中一人回答:


    Aokon Li,Qokka反馈聚合器的创始人。他曾经在谷歌(暑期实习)和Scaled Inference(几年)担任开发人员。李还参加了人工智能研究。他积极维护他的Github账户。

    他立即回答说他去年就技术问题向Harmony提出建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分布式系统和自然语言处理。此外,Li要求我们提及他在财务上与项目无关,并且没有承担任何正式职责。





团队


Harmony的团队页面列出了十二个人。根据该网站,所有这些人都在硅谷工作。
 

harmonyteam.jpg


Harmony在Medium的博客中的照片。对于一支十二人队来说有点太多了,不是吗?


Stephen Ts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拥有宾夕法尼亚大学密码学协议、类型理论、功能编译器的博士学位;

    关于加密协议和类型编程语言的八篇科学文章的共同作者;

    他参与了微软安全协议验证的架构和工具的开发,为期四个月(可能是在暑期实习期间)。他还使用F#编译器开发了一个原型来测试.NET程序;

    Tse指出,2006年,他是谷歌快速计算和图表算法的研究实习生。从2007年到2010年,他在Google Maps担任前端工程师。

    自2011年以来,他是Spotsetter应用程序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Spotsetter根据用户的社交媒体信息流建议他们前往哪些地方。根据媒体报道,该应用程序很受欢迎,2013年有500万用户。2014年,Apple收购了该应用程序并将其关闭。

    在创业公司被收购后,Tse在Apple担任搜索引擎排名工程师一年。

    他开发了语音AI,一个语音伴侣项目。Tse表示,由于商业模式不合适,该项目并未成功。

    Tse使用OCalm语言为Interactive Brokers和IQFeed的经纪人编写了一个自动股票交易平台。我们无法在网络上找到有关该平台的任何信息。

    Tse的Github帐户为空且无效。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Tse写的自动化股票交易平台?

人们现在使用Tse曾经使用过的产品吗?它们有用吗?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Tse在谷歌和苹果公司工作的证据?


Nicolas Burtey,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


    从2012年到2018年,Burtey正在创办一家名为Orah的初创公司,这是一款用于全景VR视频的直播软件。该项目网站目前无法访问,但从网络档案来看,该网站在2017年被相当多的用户使用。该项目的YouTube频道中的十几个视频,每一个都有大约1万个观看次数。Crunchbase报道该公司进行了一次私人IPO,结果筹集了800万美元。几年后,Orah在没有任何公告的情况下被关闭。



为什么Orah被关闭了?投资者的钱怎么了?

Burtey在管理职位上有其他经验吗?


Alok Kothari,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Kothari与同事共同撰写了一系列名为“Game Changer”的企业家励志故事。四年来,他一直从事信息搜索研究。近三年来,他一直在Apple工作,参与Siri机器学习。我们认为是Kothari的Github账户是在Harmony成立时创建的。Kothari参与Harmony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的开发。Kothari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Kothari在Apple工作的证据?


Rongjian Lan,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四年来,Lan在Google Play应用商店担任搜索基础设施工程师,两年来,他是Joobali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技术官,为儿童保育和父母提供支付服务。一年多来,他一直是ABCer加密社区的联合主席。La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Lan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Lan在Google工作的证据?


Minh Doan,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从Doan的简历来看,他曾在Yandex,COA Solutions,Thefind,Ooyola和Google担任开发人员。Doan还声称曾参与过TTS Google智能助理,谷歌主页,屏幕设备,Play商店和Google Plus。他在Google工作期间获得了“Publisher Click-Ring Fraud Detector”专利。我们没有发现上述任何公开证据。Doa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Doan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Doan在Google工作的证据?你们能给我一个专利链接吗?


Nick White,联合创始人。


    他也是瑜伽教练和冲浪者。直到2017年,他在电气工程领域工作。然后,他为亚洲AI创业公司提供了一年的咨询。他的Github帐户是空的,他的信息足迹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在AMA的一个主题中,Nick提到他在Harmony的角色是研究,开发,招聘,与合作伙伴和投资者打交道,组织活动和采访。



White的经验在项目中能够扮演什么角色?White哪些初创公司提供了咨询服务?他是如何为这些AI创业公司提供咨询服务,而他在该领域没有实际经验(基于他的LinkedIn账户)?


    Sahil Dewan,联合创始人。 Dewan拥有哈佛商学院的MBA学位。几年来,他担任非营利性学生协会AIESEC India的主席。 Dewan创建了校友应用程序,这是一个基于LinkedIn个人资料的大学毕业生数据库。该应用程序并不成功。后来他常常为Draper Dragon基金的初创公司提供咨询。

    Leo Chen,工程师。 Chen在温哥华的一些大型(爱立信和Broadcom)和小型IT公司担任开发人员近十年。在七年半的时间里,Chen在亚马逊担任软件开发经理。Che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他还有自己的几个小项目。

    Eugene Kim,工程师。作为NTT领先的网络协议开发人员,Kim在暴雪工作了一年半,在AWS工作了三年。在亚马逊工作期间,他注册了两项专利来计算网络速度。Ki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他没有发表任何自己的工作项目。

    Chao Ma,一名工程师。 Ma在Ricoh担任研究和开发工程师四年,在亚马逊担任应用科学家两年。Ma的Github帐户仅参与Harmony项目。

    Li Jiang,业务发展经理。他曾担任投资顾问公司GSV副总裁七年。 Jiang是Ympact的联合创始人,Ympact是一家对初创公司进行采访的公司。

    Helen Li,公关经理和营销人员。我们没有在网上找到任何关于她的信息。根据Harmony的网站,她作为一名记者做了很多工作。




除了领先的团队成员,还有五位社区经理,七位内容经理和两位赏金经理。全部共有26人。

Harmony现在正在招募新的团队成员,承诺提供现金奖励,用于推荐Rust和Go开发专家。

团队愿意在官方聊天群组中回答问题并经常进行AMA。


Harmony的营销政策仍然是不诚实的。如果您在Medium上阅读该项目的任何一篇文章,您会看到大约50个“喜欢”,并有一些明显是购买来的评论。评论者的个人资料看起来也不真实。您可以轻松地看到这些是专门创建的帐户来模仿真实的用户活动。

Harmony的电报群组曾经在晚上进行激烈的用户邀请,直到真正的用户要求添加Shieldy来停止作弊机器人的活动。


合作伙伴


Harmony项目网站列出了10个合作伙伴和12个投资者。


合作伙伴

大多数伙伴都是原始的,Harmony的顾问们实际上拥有其中的三个。在所有合作伙伴中,我们只能找到一个公开确认的。Hyperion是Isaac Zhang的一个项目,Zhang之前被列为顾问之一。

我们通过电子邮件和Facebook写信给所有公开未经证实的合作伙伴。我们会在他们回复后立即更新相关信息。


    还有谁是你们的合作伙伴,他们是否被公开证实?他们是否打算从他们现在使用的区块链上迁移到你们的区块链?

    什么会吸引并激励最终用户使用你们的区块链?





投资者

Harmony列出的十二个投资者中,只有一半是公开确认的。像hayek.capital,uva.fund,bca.fund,qtum.org和skunk.capital这样的投资者尚未将Harmony添加到他们的投资组合中。

该团队声称在种子轮中获得了18,400,000美元的投资,占代币总量的22.4%,估计为82,000,000美元。


    谁对Harmony的进行了估值,他们究竟评估了什么?我们能看到评估结果吗?




在代币购买协议中,Harmony表示将以太坊钱包接受投资者资金。根据我们的计算,2018年该钱包地址收集了大约5,600,000美元,并从这个钱包中取出。目前的余额是51 ETH(约9,000美元)。


    你们是如何得到剩余款项的,有没有证据证明这种情况发生了?

    你们花了多少钱?我们能看到您的财务计划吗?





法律部分


Harmony拒绝发布任何法律信息,但团队已准备好在他们的Discord中就该主题进行沟通。

据媒体报道,该项目已在美国注册。Harmony的公关经理回答了我们关于Discord的问题,他说该公司的基金在巴拿马注册。此外,代币购买协议指的是一家名为Ten Times Technology Ltd的公司,该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我们找不到任何确认这些信息的公开信息。

根据该团队的说法,在法律问题上,Harmony由Fenwick & West LLP提供咨询。

Harmony的代币将被用于驱动区块链网络节点,抵押和转账交易。项目团队预测,用户每年将获得高达15%的收入。


    预测收入,可能会受到SEC的制裁,你们觉得呢?




Harmony项目没有任何专利,尽管该团队声称他们已经开发了许多专有技术,如可验证随机函数(Verifiable Random Function),可验证延迟函数(Verifiable Delay Function),快速拜占庭容错(Fast 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和自适应IDA(Adaptive IDA)。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这些技术,这些技术是否已经在其他项目中使用?





结论


Harmony项目有一个漂亮的包装,就像任何其他项目进行IEO一样。Harmony创造了一个值得信赖的项目形象,这要归功于他们能够迅速回答任何问题,发展社区并建立伙伴关系。该团队还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学术和技术背景。事实上,对于许多评论者来说,仅仅存在一个测试网就足以证明其是MVP(最有价值球员/项目)。

但是,让我们把粉红色的眼镜放在一边。Harmony是一大堆的分叉复制(forks)。即使团队将所有这些技术拼凑在一起,它们也无济于事。而且区块链并不是iPhone,iPhone的所有组件都在实践中进行了测试,并且被工程师特别锐化,成为手机的一部分。Harmony声称的这些技术只是一组高级实验室概念,需要大量工作才能成为实用的东西。

以Zilliqa为例,该项目多年来一直在为分片(Sharding)而苦苦挣扎。最有可能的是,Harmony是走同样的道路。正如项目宣称的那样,它们要么在六月份启动主网,要么深入调试,或者正如其他分片项目所做的那样,只是推迟发布日期。总而言之,市场已经充斥着“最快”的区块链,这些区块链完全没有以太坊带来的实际用途。市场真的需要另一个比以太坊“更快”区块链吗?

至于团队。请你们指出至少一个由团队成员制作的的任何一个,现在还是活跃的产品,这个产品至少拥有一万个活跃用户。任何人都可以在他们的LinkedIn帐户上写上“Apple”或“Google”或“Amazon”,但他们是否知道如何为大家带来真正的收益?

种子轮上的1840万美元太多了。通常,没有人会在种子轮上给予那么多钱,更不用说代币了。种子轮是风险最高的一轮,一般筹集最低金额用于运行最小可行产品:每个公司从种子轮融资25,000美元到1,000,000美元。一堆Github分叉复制(forks)估计不可能达到8200万美元的估值!

从法律上讲,该项目是模糊的:公司结构,注册国家,提交给SEC的早期投资报告,没有一个是公开的,目前一切成谜。但也许我们会在项目进行IEO时获得这些信息。

就先这样吧。请随时为我们鼓掌,如果您在本文中看到错误,也可以发信息向我们咆哮。谢谢!



原文:Honest Harmony ICO review
来源:Medium
作者:Kiku
编译:Satojiu

 
 
连载中……
作者:韭菜极客(微信公众号:leekgeek)

赵长鹏:本月初币安所遭遇的安全事件,让我们因祸得福

观点leeks 发表了文章 • 2019-05-20 10:22 • 来自相关话题

 
本文作者:币安CEO赵长鹏“CZ”

我对过去两周的一个回顾: 过去两周,我们获取了一些经验教训,一方面顶住了各种压力,另一方面对币安的未来也因此更为清晰,所谓“吃一堑长一智”。


发生了什么?

一个黑客组织控制了多个用户的帐户,巧妙地绕过我们的前置提币风控体系进行大额提币。提币后,我们后置风控系统立即发现了这笔交易,并暂停所有后续提币请求。 虽然事后看非常清楚,但在那一刻,我们并不完全确定发生了什么,这是用户的正常操作、系统故障、抑或是黑客行为?由于当时仍在评估情况,我们决定谨慎行事。我发布了一条推文说提币服务进入临时维护状态。与此同时,我们的团队继续调查发生的事情。在确认这是黑客行为之后,更多问题随之而来: 1、黑客提出了多少币? 2、在此之前,是否有其它未被发现的提币记录? 3、除了本次事件涉及到的账户,黑客还有多少个其它帐户? 4、还涉及哪些其它风险? 5、黑客是如何准确地了解我们的风控管理规则的? 是否有内鬼? 6、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才能重新开放提现?

当团队正在调查上述内容时,还有其它问题需要回答: 1、 我们该如何沟通? 2、社区的反应会是什么? 3、 我们会遭受多大的声誉损害?

艰难时刻,我们总是回到我们的第一原则:保护用户,高度透明。


沟通

事件发生后,我们决定在所有渠道发布此次安全事件的通知。当时我们已经相对确定只有一笔受影响的交易转账。其它的钱包都是安全的,但同时也担心黑客可能仍然控制着其它帐户,我们并不完全确认是哪些账户。开放提币仍然存在风险,我们需要对系统进行一些重大调整和升级,才能重新开启提币。 在安全信息更新公告中,我们表明预计将暂停一周的提币服务。

从技术角度,你很难准确预估多长时间才能完成这些任务, 它们与可预测的重复性工作是完全不同的。 但用户和社区需要一个时间,一旦对外公告,它就成了我们团队目标交付工作的截止日期。 我不知道社区将对一周提币服务的暂停作何反应,但幸运的是,保持透明让我们获得了社区的极力支持,感谢每一位支持我们的用户!

经验总结:在危机期间,持续透明的沟通是关键。


你问我答

我们早有计划在Twitter上做一场公开的“你问我答”活动,时间安排在本次事件发生几小时之后。我认为我应该保留这个活动,因为很多人会有问题,结果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这场在线问答让社区更清晰地了解事件的原委,社区情绪开始稳定,大家对我直播的分析非常透彻,包括肢体语言分析,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为它真实地展示了社区如何以蜂巢思维从多个维度还原一件事。让我感到很欣慰的是,社区对我的肢体语言分析结果非常正面。

经验总结:在危机期间,进行实时视频直播沟通。 你的用户不仅仅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应该知道你如何做和如何处理,包括允许他们判断你的精神状态。


意外事件

在早上11点的“你问我答”之前,我整晚都没睡觉,真的感觉有点累! 所以我在沙发上睡了15分钟。 醒来后,我的团队告诉我,一位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提出了一个有趣的建议。 我读了几秒钟,它涉及一个叫做“reorg(重组)”的东西。 虽然我知道技术上可以在51%的攻击情况下进行回滚,但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有一种重组形式是,在更改一笔交易记录的同时还能保持其它所有交易记录不变,并借此极大激励矿工。 这个讨论当时在Twitter上已经很热了,所以我把这个内容当作一个建议在“你问我答”中提及到了。 我没想到讨论这件事的可能性是一个禁忌话题,我个人因为讨论这个话题成为大家热议的对象,也在处理安全事件的同时承受了额外的压力。每个人都在谈论“重组”和我,我意识到虽然我不会去“重组”,但是讨论这件事情可能是一个冒犯。


精神状态

我不否认, 我的第一反应是 “F ***!”,第二和第三反应也是一样。 过了一会儿,我才开始接受这个现实,“好吧,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很多人都在等着我,等我的指示,等着从我这里获取信息,还有人等着从我这里获得定心丸。好多事情要做,那就去做吧。”

等我与团队确认的时候,他们已经领先了我几步:实施了额外的安全措施,进一步巩固了我们的系统,并在讨论所有可行方案。 整个团队都在线。 我以前见过这种模式,它被称为“战争模式”。 幸运的是,我们的团队已经习惯了高压战争环境,我们的战斗欲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 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拍了拍我的肩膀,对即将进行“你问我答”直播的我给予鼓励。 “老板,加油!” 他们在给我打气,我知道这是一个好兆头。


资金

在10秒的“F ***,F ***,F ***”状态后,我在脑中做了几个快速的计算。 7000 BTC,还好,我知道我们的比特币资产不止于此。我们持有的比特币完全够。然后第二个计算,让我更加安定,这笔数量与我们大约一年前季度销毁的数量差不多。

此外,这并不是币安第一次全额垫付所有损失资金。早在2017年9月,中国政府发布了一封禁止ICO并“建议”项目方归还投资者资金的通知。此消息一出,虽然BNB价格坚挺,约为ICO的6倍,很多代币价格低于其ICO价格,这些项目方无力全额返还资金给用户。考虑到我们的确帮助许多项目方在币安平台上融资,而这些项目受到了此次政策的影响,我们决定做点什么。我们做了一个快速计算:如果我们帮助项目方清退,我们将花费大约600万美元。虽然我们两个月前筹集了1500万美元,但当时已经花了一大笔,几乎没有现金流支撑。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决定这么做。当团队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在地铁里,我们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就做出了这个决定。这超过了我们现金的35%。这一决定最终为我们带来了许多来自中国和世界各地的用户,并推动了我们的增长。相比之下,这次的4000万美元只是我们现金储备的一小部分,而且我们还有#SAFU基金,所以币安可以完全承担这笔损失。

因此,我们在公告中宣布我们将承担全部损失。

经验总结:先做正确的事情,钱以后可以赚。


获得支持

我们得到了来自社区的极大支持,有捍卫我们的人,帮助我们在社区、Twitter、电报群和Facebook上回答问题的人, 也有在多个社区全力以赴,协助用户解决问题的币安天使(我们的志愿者)。正是这些人的付出,帮助我们让用户放心、安心。 感谢,感谢,真心地感谢!

许多合作伙伴都主动来帮忙。分析团队帮助我们跟踪被盗资产,例如:Peck Shield,Whale Alert等。其它交易平台和钱包服务商们阻断与黑客地址相关的任何充值。其中一些可能被某些人视为我们的“竞争对手”,但是在需要的时候,整个社区团结一致,我对整个社区共同协作的情景感到印象深刻。

我们还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执法机构的大力帮助。 这是币安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与他们紧密合作带来的良性结果。现在,他们反过来向我们提供帮助。

经验总结:保持高度透明更容易获得他人的帮助。


销售人员

我收到了40多个安全专家/顾问/公司向我们提供帮助的信息。有部分人很明确是想提供帮助,也有很多只是想出售他们的服务。不管怎样非常感谢他们提供帮助的意愿,但实际上时机有点不太对。 对我来说,在系统部分停机的那一周,安排40个电话是不恰当的。有些人甚至建议我们,让他们完全访问我们的服务器,这样他们就能帮助我们进行取证,我们婉言谢绝了。 继续...


一周堪比一个季度

我们的团队日夜推进。 在我们聚集的临时“办公室”,我们放置了一些临时的行军床。 在此不做赘述,因为我不能透露我们的安全措施。 但为了让系统在一周内重新上线,所有的团队在一周内完成了超过一个季度的工作。


因祸得福

我们保持与各个团队的沟通,正如社区成员Gautam Chhugani分析的一样,从长远来看,这一事件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一件好事。追求安全永无止境。在安全方面总是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我们在上周已经实施了很多措施,并将在未来持续增加更多安全措施。 鉴于此事,币安实际上变得比以前更加安全,不仅是在本次受影响的方面,而是就交易平台整体而言。


经验总结

在危机期间,我们始终与社区保持持续沟通和高度透明。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强有力的因素,有助于我们从社区获得支持。 一个明显的衡量标准是BNB的价格:它在安全事件发生初期略有下降,但是下降幅度并不像人们预期的那么大,甚至在我们恢复提现之前,它已经强势回归并再次创下美元历史新高价。

我们希望这会成为行业在顺境和逆境中与用户沟通的新基准。 我们希望这会让我们的行业变得更健康,更强大。

非常感谢!


来源:https://www.binance.com/en/blog/336904059293999104/Security-Incident-Recap 查看全部
201905200132383954.jpg

 
本文作者:币安CEO赵长鹏“CZ”

我对过去两周的一个回顾: 过去两周,我们获取了一些经验教训,一方面顶住了各种压力,另一方面对币安的未来也因此更为清晰,所谓“吃一堑长一智”。


发生了什么?

一个黑客组织控制了多个用户的帐户,巧妙地绕过我们的前置提币风控体系进行大额提币。提币后,我们后置风控系统立即发现了这笔交易,并暂停所有后续提币请求。 虽然事后看非常清楚,但在那一刻,我们并不完全确定发生了什么,这是用户的正常操作、系统故障、抑或是黑客行为?由于当时仍在评估情况,我们决定谨慎行事。我发布了一条推文说提币服务进入临时维护状态。与此同时,我们的团队继续调查发生的事情。在确认这是黑客行为之后,更多问题随之而来: 1、黑客提出了多少币? 2、在此之前,是否有其它未被发现的提币记录? 3、除了本次事件涉及到的账户,黑客还有多少个其它帐户? 4、还涉及哪些其它风险? 5、黑客是如何准确地了解我们的风控管理规则的? 是否有内鬼? 6、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才能重新开放提现?

当团队正在调查上述内容时,还有其它问题需要回答: 1、 我们该如何沟通? 2、社区的反应会是什么? 3、 我们会遭受多大的声誉损害?

艰难时刻,我们总是回到我们的第一原则:保护用户,高度透明。


沟通

事件发生后,我们决定在所有渠道发布此次安全事件的通知。当时我们已经相对确定只有一笔受影响的交易转账。其它的钱包都是安全的,但同时也担心黑客可能仍然控制着其它帐户,我们并不完全确认是哪些账户。开放提币仍然存在风险,我们需要对系统进行一些重大调整和升级,才能重新开启提币。 在安全信息更新公告中,我们表明预计将暂停一周的提币服务。

从技术角度,你很难准确预估多长时间才能完成这些任务, 它们与可预测的重复性工作是完全不同的。 但用户和社区需要一个时间,一旦对外公告,它就成了我们团队目标交付工作的截止日期。 我不知道社区将对一周提币服务的暂停作何反应,但幸运的是,保持透明让我们获得了社区的极力支持,感谢每一位支持我们的用户!

经验总结:在危机期间,持续透明的沟通是关键。


你问我答

我们早有计划在Twitter上做一场公开的“你问我答”活动,时间安排在本次事件发生几小时之后。我认为我应该保留这个活动,因为很多人会有问题,结果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这场在线问答让社区更清晰地了解事件的原委,社区情绪开始稳定,大家对我直播的分析非常透彻,包括肢体语言分析,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为它真实地展示了社区如何以蜂巢思维从多个维度还原一件事。让我感到很欣慰的是,社区对我的肢体语言分析结果非常正面。

经验总结:在危机期间,进行实时视频直播沟通。 你的用户不仅仅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应该知道你如何做和如何处理,包括允许他们判断你的精神状态。


意外事件

在早上11点的“你问我答”之前,我整晚都没睡觉,真的感觉有点累! 所以我在沙发上睡了15分钟。 醒来后,我的团队告诉我,一位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提出了一个有趣的建议。 我读了几秒钟,它涉及一个叫做“reorg(重组)”的东西。 虽然我知道技术上可以在51%的攻击情况下进行回滚,但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有一种重组形式是,在更改一笔交易记录的同时还能保持其它所有交易记录不变,并借此极大激励矿工。 这个讨论当时在Twitter上已经很热了,所以我把这个内容当作一个建议在“你问我答”中提及到了。 我没想到讨论这件事的可能性是一个禁忌话题,我个人因为讨论这个话题成为大家热议的对象,也在处理安全事件的同时承受了额外的压力。每个人都在谈论“重组”和我,我意识到虽然我不会去“重组”,但是讨论这件事情可能是一个冒犯。


精神状态

我不否认, 我的第一反应是 “F ***!”,第二和第三反应也是一样。 过了一会儿,我才开始接受这个现实,“好吧,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很多人都在等着我,等我的指示,等着从我这里获取信息,还有人等着从我这里获得定心丸。好多事情要做,那就去做吧。”

等我与团队确认的时候,他们已经领先了我几步:实施了额外的安全措施,进一步巩固了我们的系统,并在讨论所有可行方案。 整个团队都在线。 我以前见过这种模式,它被称为“战争模式”。 幸运的是,我们的团队已经习惯了高压战争环境,我们的战斗欲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 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拍了拍我的肩膀,对即将进行“你问我答”直播的我给予鼓励。 “老板,加油!” 他们在给我打气,我知道这是一个好兆头。


资金

在10秒的“F ***,F ***,F ***”状态后,我在脑中做了几个快速的计算。 7000 BTC,还好,我知道我们的比特币资产不止于此。我们持有的比特币完全够。然后第二个计算,让我更加安定,这笔数量与我们大约一年前季度销毁的数量差不多。

此外,这并不是币安第一次全额垫付所有损失资金。早在2017年9月,中国政府发布了一封禁止ICO并“建议”项目方归还投资者资金的通知。此消息一出,虽然BNB价格坚挺,约为ICO的6倍,很多代币价格低于其ICO价格,这些项目方无力全额返还资金给用户。考虑到我们的确帮助许多项目方在币安平台上融资,而这些项目受到了此次政策的影响,我们决定做点什么。我们做了一个快速计算:如果我们帮助项目方清退,我们将花费大约600万美元。虽然我们两个月前筹集了1500万美元,但当时已经花了一大笔,几乎没有现金流支撑。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决定这么做。当团队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在地铁里,我们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就做出了这个决定。这超过了我们现金的35%。这一决定最终为我们带来了许多来自中国和世界各地的用户,并推动了我们的增长。相比之下,这次的4000万美元只是我们现金储备的一小部分,而且我们还有#SAFU基金,所以币安可以完全承担这笔损失。

因此,我们在公告中宣布我们将承担全部损失。

经验总结:先做正确的事情,钱以后可以赚。


获得支持

我们得到了来自社区的极大支持,有捍卫我们的人,帮助我们在社区、Twitter、电报群和Facebook上回答问题的人, 也有在多个社区全力以赴,协助用户解决问题的币安天使(我们的志愿者)。正是这些人的付出,帮助我们让用户放心、安心。 感谢,感谢,真心地感谢!

许多合作伙伴都主动来帮忙。分析团队帮助我们跟踪被盗资产,例如:Peck Shield,Whale Alert等。其它交易平台和钱包服务商们阻断与黑客地址相关的任何充值。其中一些可能被某些人视为我们的“竞争对手”,但是在需要的时候,整个社区团结一致,我对整个社区共同协作的情景感到印象深刻。

我们还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执法机构的大力帮助。 这是币安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与他们紧密合作带来的良性结果。现在,他们反过来向我们提供帮助。

经验总结:保持高度透明更容易获得他人的帮助。


销售人员

我收到了40多个安全专家/顾问/公司向我们提供帮助的信息。有部分人很明确是想提供帮助,也有很多只是想出售他们的服务。不管怎样非常感谢他们提供帮助的意愿,但实际上时机有点不太对。 对我来说,在系统部分停机的那一周,安排40个电话是不恰当的。有些人甚至建议我们,让他们完全访问我们的服务器,这样他们就能帮助我们进行取证,我们婉言谢绝了。 继续...


一周堪比一个季度

我们的团队日夜推进。 在我们聚集的临时“办公室”,我们放置了一些临时的行军床。 在此不做赘述,因为我不能透露我们的安全措施。 但为了让系统在一周内重新上线,所有的团队在一周内完成了超过一个季度的工作。


因祸得福

我们保持与各个团队的沟通,正如社区成员Gautam Chhugani分析的一样,从长远来看,这一事件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一件好事。追求安全永无止境。在安全方面总是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我们在上周已经实施了很多措施,并将在未来持续增加更多安全措施。 鉴于此事,币安实际上变得比以前更加安全,不仅是在本次受影响的方面,而是就交易平台整体而言。


经验总结

在危机期间,我们始终与社区保持持续沟通和高度透明。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强有力的因素,有助于我们从社区获得支持。 一个明显的衡量标准是BNB的价格:它在安全事件发生初期略有下降,但是下降幅度并不像人们预期的那么大,甚至在我们恢复提现之前,它已经强势回归并再次创下美元历史新高价。

我们希望这会成为行业在顺境和逆境中与用户沟通的新基准。 我们希望这会让我们的行业变得更健康,更强大。

非常感谢!


来源:https://www.binance.com/en/blog/336904059293999104/Security-Incident-Recap

币安被盗,7000BTC不翼而飞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5-08 10:26 • 来自相关话题

5月8日早上,全球知名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发布公告称,币安在5月7日17:15:24发现了大规模的安全漏洞,黑客在区块高度575012处从币安BTC热钱包中盗取7000枚比特币。

币安称,黑客能够利用该漏洞获得大量用户的API密钥、2FA代码和潜在的其他信息。黑客使用了各种技术,包括网络钓鱼、病毒和其他攻击。

不过,这起盗币事件只是影响了币安热钱包中的BTC,这部分数量占币安BTC总量的2%。其他的钱包都是安全的,没有受到伤害。

对于这部分资产损失,币安称将使用SAFU基金全额支付这一事件,以保护用户资金不受影响。 目前,币安已经暂停了所有的比特币提现和充值。接下来,币安将进行彻底的安全审查,预计需要一周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自币安从2017年成立至今发生的第一起公开承认被盗事件。

2018年3月7日,币安曾受黑客攻击,黑客大量抛售币安交易所用户的其他代币,买入比特币爆拉某不知名小币种,导致该币种短时间涨幅巨大。黑客此举并未从币安盗取任何资产,但却通过一连串操作给市场成巨大恐慌,从中渔利。

2018年7月,币安再次被传出被盗事件,称币安被黑客攻击,上万个比特币被转走。随后币安的联合创始人何一对此进行了否认。

截至发稿,受币安被盗消息影响,BTC价格从6000美元迅速跌至5700美元左右。BNB价格从22.45美元跌至19.90美元左右。





BTC (BTC价格,数据来自QKL123)





BNB (BNB价格,数据来自QKL123)


作者:邱祥宇  查看全部
201905080111036872.png

5月8日早上,全球知名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发布公告称,币安在5月7日17:15:24发现了大规模的安全漏洞,黑客在区块高度575012处从币安BTC热钱包中盗取7000枚比特币。

币安称,黑客能够利用该漏洞获得大量用户的API密钥、2FA代码和潜在的其他信息。黑客使用了各种技术,包括网络钓鱼、病毒和其他攻击。

不过,这起盗币事件只是影响了币安热钱包中的BTC,这部分数量占币安BTC总量的2%。其他的钱包都是安全的,没有受到伤害。

对于这部分资产损失,币安称将使用SAFU基金全额支付这一事件,以保护用户资金不受影响。 目前,币安已经暂停了所有的比特币提现和充值。接下来,币安将进行彻底的安全审查,预计需要一周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自币安从2017年成立至今发生的第一起公开承认被盗事件。

2018年3月7日,币安曾受黑客攻击,黑客大量抛售币安交易所用户的其他代币,买入比特币爆拉某不知名小币种,导致该币种短时间涨幅巨大。黑客此举并未从币安盗取任何资产,但却通过一连串操作给市场成巨大恐慌,从中渔利。

2018年7月,币安再次被传出被盗事件,称币安被黑客攻击,上万个比特币被转走。随后币安的联合创始人何一对此进行了否认。

截至发稿,受币安被盗消息影响,BTC价格从6000美元迅速跌至5700美元左右。BNB价格从22.45美元跌至19.90美元左右。

201905080058513727.png

BTC (BTC价格,数据来自QKL123)

201905080058595330.png

BNB (BNB价格,数据来自QKL123)


作者:邱祥宇 

藏在币安、Bitfinex和Bitmex背后的那家影子银行

特写blockbeats 发表了文章 • 2019-05-05 11:01 • 来自相关话题

有关 Crypto Capital 的暗黑历史,以及它与加密货币圈各个角色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Crypto Capital 与涉及金融犯罪,洗钱,以及数字安全欺诈等机构都有着密切合作,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一些大型加密货币交易所的介入。

Crypto Capital 正在慢慢崛起,大有成为数字加密货币产业「中央银行」的势头。它提供的是加密产业中从端口级的「银行业务」。端口之一是以大型加密货币公司以及交易所为代表,其中包括了币安, Kraken 以及 BitMEX,另外一个端口则是以 QuadrigaCX(现已停业)为代表的一系列涉嫌金融欺诈和洗钱的小公司。

根据纽约州司法部长的透露,Crypto Capital 还为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finex 提供金融服务,截止到 2018 年年底,它为该交易所的客户及客户基金管理着超过 10 亿美金的巨额财富。

在本周二,两个据报道是与 Crypto Capital 有关的人员,被起诉与洗钱交易有关。联邦政府工作人员对外表示:此二人为一些加密货币公司提供银行服务,这其中就涉及了一家名叫 Global Trading Solutions LLC 公司,这家公司已经被确认是 Crypto Capital 所拥有的诸多壳公司中的一家。拥有者虽然是 Crypto Capital,但使用者则是 Bitfinex 交易所。这种特殊的「银行服务」按照检方的形容便是:「运作了一家影子银行,代表海量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监管之外的金融交易服务,涉及到的金额高达数亿美金。」

起诉书上还写道:「Crypto Capital,这家逃离监管的巴拿马公司多年以来给世界各地加密货币公司提供银行服务,没有任何的正式执照。」


Crypto Capital 是从何而来?幕后操盘者究竟是谁?


最开始的故事:

有关 Crypto Capital 的最初的理念设想,见于六年前 Reddit 上的一个帖子,作者是 Bitfan2013。根据开源金融基础架构公司 Braveno 的 CEO Mathias Grønnebæk 的介绍:去年的时候,Grønnebæk 已经深深着迷于这家神秘的公司,并且开始了一系列的调查。

Grønnebæk 说道:调查的第一条线索出现在 2013 年 5 月份 Reddit 上一个名叫 Bitfan2013 的帖子上。这个隐藏在网络背后的神秘网友声称自己(以及他的家人)在四家中小型银行中占有董事会席位,然后他提出自己的设想:比特币用户们,矿工们,交易员们,程序员们,大家是时候行动起来了!应该从无到有的建立一个真正的,具有权威性的银行了!这家银行就是专门为加密货币而设。

这篇文章甚至还提出了更加具体的选址方案:巴拿马。这个地方是离岸公司的避税天堂。

这个帖子发出的一个月后,Crypto Capital(当时名字是 Crypto Financial)成立,注册地就是巴拿马。8 月,它开启了 IPO 进程,通过同样位于巴拿马的金融服务公司 Havelock Investments,募资 30,000 个比特币(约 30 万美元)。

Havelock 专门处理与比特币有关的 IPO,并且自己还在比特币交易所 MPEx 提供股份出售的基金项目,该项目直接对接 Erik Voorhee 的 Satoshi Dice 网站,这是加密圈子中人气非常旺的以比特币为主的赌博网站。

在此之后,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认定 Satoshi Dice 是未经注册的证券发行公司,而 Voohees 也为此缴纳了 35,000 美金的罚款,并且承诺在未来的五年内再也不涉足证券交易业务。

Havelock Investments 同样也为比特币初创公司「Neo and Bee」运作 IPO,而在 2014 年,塞浦路斯警方对该公司展开涉嫌商业欺诈的调查。该公司创始人 Danny Brewster 逃走了,据说当时卷走了 140 个比特币,并且之后也未再被起诉。

Havelock Investments 在 2015 年的 10 月份还宣布:另外一家同样是 Voorhees 创办的初创公司: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apult 已经与 Crypto Capital 进行了合并,此举也意味着 Havelock Investments 的触角一直在生长,一直在跟金融领域的服务商们保持着合作关系。

在接受 Decrypt 媒体的独家采访中,Voorhees 表示:大概六年前的巴拿马,他曾经面见了 Crpto Capital 六个关键角色中的一位。他还说:如果不是 Coinapult 交易所跟 Crypto Capital 进行合作,他说不定都不知道 Cryoto Capital,更别提这样的见面。他同样还表示:他跟 Havelock Investments 没有任何的关系。

Crypto Capital 之后被一家瑞士公司 Global Trade Solutions 收购了,Global Trade Solutions 一开始只是一家管理咨询公司。在 2018 年的 11 月,该公司的注册文件上出现了一位「代理董事」,这个挂名负责人往往是被雇来代表一家壳公司的,这个人就是 Ivan Manuel Molina Lee。在接下来的文章中,我们会经常看到此人的名字出现。


填补了银行服务的空白


在逐渐升温的加密货币世界中,Cryoto Capital 满足了某个特殊的诉求:当传统银行都像躲避瘟疫一样的躲避加密货币公司的时候,它为加密货币公司提供银行服务。很快,它声名鹊起,尽管在它的网站上没有任何具体的注册地址,完全匿名,但是在加密货币世界中已经远近闻名。更关键的是:不仅仅是灰色地带的加密公司,或者欺诈者等不法之徒成为了它的用户,大量具有良好声誉的公司同样也在上面注册成为其用户。

就比如说:旧金山的交易所 Kraken 就非常有名,备受大家信赖,但是它也在使用 Crypto Capital。但该交易所的首席品牌官 Christina Lee 在接受 Decrypt 独家采访中表示:在 2017 年年初他们已经与其中断关系。同样的,币安交易所的 CFO Wei Zhou 也在接受 Decrypt 采访时说:他的交易所也曾经在一段时间内使用过 Crypto Capital 的银行服务。

Bitfinex 的首席顾问 Stuart Hoegner 回应纽约总检察长发起的涉及 Bitfinex 的调查时这么回应道:「在加密行业发展的过程中,大量虚拟货币交易所和公司在如何识别和维护传统银行业务关系的时候,遭遇到了挑战。而它的出现,确确实实满足了大家的需求,站稳了脚跟。」

但 Crypto Capital 也确确实实地出现在了加密世界最肮脏的角落中,至少涉及了一起重大的丑闻事件中。

加拿大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QuadrigaCX 如今已经是臭名昭著了,它就曾经是 Crypto Capital 的最有价值客户。到现在你还可以在 Crypto Capital 网站的名单上找到这家公司。曾经,在该公司的 CEO 神秘死亡之后,这家加拿大的交易所关门停业。根据之前的聊天记录,该交易所就是在用 Crypto Capital 管理客户的钱财。


Crypto Capital 的幕后操盘者


Crypto Capital 的幕后操盘者将自己隐藏的很深,真实身份保护的很好。在它的网站上,你看不到任何一个团队成员的名字,更别说想搞清楚是谁在实际运营这家公司。任何想要找出蛛丝马迹的人,到最后都走进了死胡同,他们只能得出一个事实:这家公司的运营者是一个挂名董事:Ivan Manuel Molina Lee。

在纽约总检察长的起诉文件中,包含了一份聊天记录,来自于 Bitfinex 的代表 Merlin 和 Crypto Capital 的代表 Oz 的。Voorhees 也在 Decrypt 采访时表示:他确实在 6 年前的时候见过 Oz,但是他想不起来这个人的姓是什么,或者更多详细的私人信息。

让 Oz 这个神秘人物的信息更让人感兴趣的是另外一条线索。这个信源曾经跟 Crypto Capital 合作过,如今要求隐去自己的身份,他爆料给 Decrypt,这个 OZ 其实就是 Ozzie Joseph,发音本身跟 Oz Yosef 很像。他是巴拿马一家壳公司 OZ49 Corportation 的董事。同样在这家公司董事名单上的还有那个我们熟悉的 Crypto Capital 的挂名董事:Ivan Manuel Molina Lee。





据传是 Oz Yosef 本人图片


Crypto Capital 的麻烦


Crypto Capital 的运作方式其实非常简单。建立一个壳公司,获得一个银行账户,直到这个账户被封,然后再去搞另外一个账户。Bitfinex 的首席策略官 Phil Potter 将这个做法形容为「比特币圈子里面人人都知道的『猫鼠游戏』。」

一个一直奏效的策略,直到它失效的那一天到来。

事实上,Crypto Capital 一直与从事洗钱业务的公司有染。就比如说:

自 2015 年的 5 月开始,比特币交易所 Safello 利用 Crypto Capital 从事洗钱业务。根据 CEO Frank Schuil 的介绍:在 2017 年的年末,他们中断其业务,因其 Crypto Capital 的反馈速度太慢,以及与日俱下的服务质量。

而且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多个论坛,网站上都爆出 Crypto Capital 上面提现困难,Crypto Capital 深陷到这些负面新闻当中。

就在最近,QuadrigaCX 的前首席架构师 Alex Hanin 就谴责他的交易所在 Crypto Capital 的提现问题。他说其中一笔资金被冻结在了 Crypto Capital 的台湾账户上。到底这笔钱是否解冻,到现在也没有个说法。

而在上周的纽约总检察长的起诉书中,据称 Bitfinex 的母公司 iFinex 在账务上也存在一个隐形的财务黑洞,高达 8 亿 5 千万美金。这笔钱同样也是被 Crypto Capital 扣留。之后,Bitfinex 否认了 Crypto Capital 拿过这笔钱,并且表示其实这些钱都是被美国政府以及其他相关的机构部门扣押住了。

就在总检察长宣布了针对 iFinex 以及事涉 Crypto Capital 种种问题的调查后,纽约南区也发起了针对 Crypto Capital 背后两名嫌疑人的起诉。看起来,这一切仅仅是个开始。加密行业的欣欣向荣其实就是维系于诸如 Crypto Capital 这样的公司提供的基础性服务商。而如今,这些曾经扮演「基石」的金融服务,在一轮又一轮的阴云来袭中,显得摇摇欲坠。


原作者:DecryptMedia 译者:0x5
原标题:Crypto Capital 的黑暗历史和币圈江湖地位! 查看全部
cc.jpg

有关 Crypto Capital 的暗黑历史,以及它与加密货币圈各个角色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Crypto Capital 与涉及金融犯罪,洗钱,以及数字安全欺诈等机构都有着密切合作,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一些大型加密货币交易所的介入。

Crypto Capital 正在慢慢崛起,大有成为数字加密货币产业「中央银行」的势头。它提供的是加密产业中从端口级的「银行业务」。端口之一是以大型加密货币公司以及交易所为代表,其中包括了币安, Kraken 以及 BitMEX,另外一个端口则是以 QuadrigaCX(现已停业)为代表的一系列涉嫌金融欺诈和洗钱的小公司。

根据纽约州司法部长的透露,Crypto Capital 还为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finex 提供金融服务,截止到 2018 年年底,它为该交易所的客户及客户基金管理着超过 10 亿美金的巨额财富。

在本周二,两个据报道是与 Crypto Capital 有关的人员,被起诉与洗钱交易有关。联邦政府工作人员对外表示:此二人为一些加密货币公司提供银行服务,这其中就涉及了一家名叫 Global Trading Solutions LLC 公司,这家公司已经被确认是 Crypto Capital 所拥有的诸多壳公司中的一家。拥有者虽然是 Crypto Capital,但使用者则是 Bitfinex 交易所。这种特殊的「银行服务」按照检方的形容便是:「运作了一家影子银行,代表海量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监管之外的金融交易服务,涉及到的金额高达数亿美金。」

起诉书上还写道:「Crypto Capital,这家逃离监管的巴拿马公司多年以来给世界各地加密货币公司提供银行服务,没有任何的正式执照。」


Crypto Capital 是从何而来?幕后操盘者究竟是谁?


最开始的故事:

有关 Crypto Capital 的最初的理念设想,见于六年前 Reddit 上的一个帖子,作者是 Bitfan2013。根据开源金融基础架构公司 Braveno 的 CEO Mathias Grønnebæk 的介绍:去年的时候,Grønnebæk 已经深深着迷于这家神秘的公司,并且开始了一系列的调查。

Grønnebæk 说道:调查的第一条线索出现在 2013 年 5 月份 Reddit 上一个名叫 Bitfan2013 的帖子上。这个隐藏在网络背后的神秘网友声称自己(以及他的家人)在四家中小型银行中占有董事会席位,然后他提出自己的设想:比特币用户们,矿工们,交易员们,程序员们,大家是时候行动起来了!应该从无到有的建立一个真正的,具有权威性的银行了!这家银行就是专门为加密货币而设。

这篇文章甚至还提出了更加具体的选址方案:巴拿马。这个地方是离岸公司的避税天堂。

这个帖子发出的一个月后,Crypto Capital(当时名字是 Crypto Financial)成立,注册地就是巴拿马。8 月,它开启了 IPO 进程,通过同样位于巴拿马的金融服务公司 Havelock Investments,募资 30,000 个比特币(约 30 万美元)。

Havelock 专门处理与比特币有关的 IPO,并且自己还在比特币交易所 MPEx 提供股份出售的基金项目,该项目直接对接 Erik Voorhee 的 Satoshi Dice 网站,这是加密圈子中人气非常旺的以比特币为主的赌博网站。

在此之后,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认定 Satoshi Dice 是未经注册的证券发行公司,而 Voohees 也为此缴纳了 35,000 美金的罚款,并且承诺在未来的五年内再也不涉足证券交易业务。

Havelock Investments 同样也为比特币初创公司「Neo and Bee」运作 IPO,而在 2014 年,塞浦路斯警方对该公司展开涉嫌商业欺诈的调查。该公司创始人 Danny Brewster 逃走了,据说当时卷走了 140 个比特币,并且之后也未再被起诉。

Havelock Investments 在 2015 年的 10 月份还宣布:另外一家同样是 Voorhees 创办的初创公司: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apult 已经与 Crypto Capital 进行了合并,此举也意味着 Havelock Investments 的触角一直在生长,一直在跟金融领域的服务商们保持着合作关系。

在接受 Decrypt 媒体的独家采访中,Voorhees 表示:大概六年前的巴拿马,他曾经面见了 Crpto Capital 六个关键角色中的一位。他还说:如果不是 Coinapult 交易所跟 Crypto Capital 进行合作,他说不定都不知道 Cryoto Capital,更别提这样的见面。他同样还表示:他跟 Havelock Investments 没有任何的关系。

Crypto Capital 之后被一家瑞士公司 Global Trade Solutions 收购了,Global Trade Solutions 一开始只是一家管理咨询公司。在 2018 年的 11 月,该公司的注册文件上出现了一位「代理董事」,这个挂名负责人往往是被雇来代表一家壳公司的,这个人就是 Ivan Manuel Molina Lee。在接下来的文章中,我们会经常看到此人的名字出现。


填补了银行服务的空白


在逐渐升温的加密货币世界中,Cryoto Capital 满足了某个特殊的诉求:当传统银行都像躲避瘟疫一样的躲避加密货币公司的时候,它为加密货币公司提供银行服务。很快,它声名鹊起,尽管在它的网站上没有任何具体的注册地址,完全匿名,但是在加密货币世界中已经远近闻名。更关键的是:不仅仅是灰色地带的加密公司,或者欺诈者等不法之徒成为了它的用户,大量具有良好声誉的公司同样也在上面注册成为其用户。

就比如说:旧金山的交易所 Kraken 就非常有名,备受大家信赖,但是它也在使用 Crypto Capital。但该交易所的首席品牌官 Christina Lee 在接受 Decrypt 独家采访中表示:在 2017 年年初他们已经与其中断关系。同样的,币安交易所的 CFO Wei Zhou 也在接受 Decrypt 采访时说:他的交易所也曾经在一段时间内使用过 Crypto Capital 的银行服务。

Bitfinex 的首席顾问 Stuart Hoegner 回应纽约总检察长发起的涉及 Bitfinex 的调查时这么回应道:「在加密行业发展的过程中,大量虚拟货币交易所和公司在如何识别和维护传统银行业务关系的时候,遭遇到了挑战。而它的出现,确确实实满足了大家的需求,站稳了脚跟。」

但 Crypto Capital 也确确实实地出现在了加密世界最肮脏的角落中,至少涉及了一起重大的丑闻事件中。

加拿大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QuadrigaCX 如今已经是臭名昭著了,它就曾经是 Crypto Capital 的最有价值客户。到现在你还可以在 Crypto Capital 网站的名单上找到这家公司。曾经,在该公司的 CEO 神秘死亡之后,这家加拿大的交易所关门停业。根据之前的聊天记录,该交易所就是在用 Crypto Capital 管理客户的钱财。


Crypto Capital 的幕后操盘者


Crypto Capital 的幕后操盘者将自己隐藏的很深,真实身份保护的很好。在它的网站上,你看不到任何一个团队成员的名字,更别说想搞清楚是谁在实际运营这家公司。任何想要找出蛛丝马迹的人,到最后都走进了死胡同,他们只能得出一个事实:这家公司的运营者是一个挂名董事:Ivan Manuel Molina Lee。

在纽约总检察长的起诉文件中,包含了一份聊天记录,来自于 Bitfinex 的代表 Merlin 和 Crypto Capital 的代表 Oz 的。Voorhees 也在 Decrypt 采访时表示:他确实在 6 年前的时候见过 Oz,但是他想不起来这个人的姓是什么,或者更多详细的私人信息。

让 Oz 这个神秘人物的信息更让人感兴趣的是另外一条线索。这个信源曾经跟 Crypto Capital 合作过,如今要求隐去自己的身份,他爆料给 Decrypt,这个 OZ 其实就是 Ozzie Joseph,发音本身跟 Oz Yosef 很像。他是巴拿马一家壳公司 OZ49 Corportation 的董事。同样在这家公司董事名单上的还有那个我们熟悉的 Crypto Capital 的挂名董事:Ivan Manuel Molina Lee。

oz.jpg

据传是 Oz Yosef 本人图片


Crypto Capital 的麻烦


Crypto Capital 的运作方式其实非常简单。建立一个壳公司,获得一个银行账户,直到这个账户被封,然后再去搞另外一个账户。Bitfinex 的首席策略官 Phil Potter 将这个做法形容为「比特币圈子里面人人都知道的『猫鼠游戏』。」

一个一直奏效的策略,直到它失效的那一天到来。

事实上,Crypto Capital 一直与从事洗钱业务的公司有染。就比如说:

自 2015 年的 5 月开始,比特币交易所 Safello 利用 Crypto Capital 从事洗钱业务。根据 CEO Frank Schuil 的介绍:在 2017 年的年末,他们中断其业务,因其 Crypto Capital 的反馈速度太慢,以及与日俱下的服务质量。

而且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多个论坛,网站上都爆出 Crypto Capital 上面提现困难,Crypto Capital 深陷到这些负面新闻当中。

就在最近,QuadrigaCX 的前首席架构师 Alex Hanin 就谴责他的交易所在 Crypto Capital 的提现问题。他说其中一笔资金被冻结在了 Crypto Capital 的台湾账户上。到底这笔钱是否解冻,到现在也没有个说法。

而在上周的纽约总检察长的起诉书中,据称 Bitfinex 的母公司 iFinex 在账务上也存在一个隐形的财务黑洞,高达 8 亿 5 千万美金。这笔钱同样也是被 Crypto Capital 扣留。之后,Bitfinex 否认了 Crypto Capital 拿过这笔钱,并且表示其实这些钱都是被美国政府以及其他相关的机构部门扣押住了。

就在总检察长宣布了针对 iFinex 以及事涉 Crypto Capital 种种问题的调查后,纽约南区也发起了针对 Crypto Capital 背后两名嫌疑人的起诉。看起来,这一切仅仅是个开始。加密行业的欣欣向荣其实就是维系于诸如 Crypto Capital 这样的公司提供的基础性服务商。而如今,这些曾经扮演「基石」的金融服务,在一轮又一轮的阴云来袭中,显得摇摇欲坠。


原作者:DecryptMedia 译者:0x5
原标题:Crypto Capital 的黑暗历史和币圈江湖地位!

币安、火币,有护城河吗?

观点huoxing 发表了文章 • 6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如果问你,目前加密资产领域,市场最大的需求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交易”。这不接受任何反驳。既然交-易是最大的需求,是刚需,也是所有市场活力的起点和终点。

那么,“交易所”在这个领域,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但凡有点野心的,不参与下交-易所这档子事儿,就不好意思出来摆谱。

同样的,在2017年,2018年,都出现了一夜之间冒出无数家交易所的情况,千所大战,盛况空间。每隔一段时间,市场的从业者都会突然反省:原来交-易所还是最赚钱的行当,做交-易所也不是不能成,然后开“干”。

行情,尤其熊市的行情,是验金石,可以检测出人心人性,也能检测出团队的格局和战斗力。同样的,在牛市的时候,说的再好都没用,都赚钱都有钱的时候,谁都不屑于当个坏人;只有在熊市的时候,你看他骂不骂娘才能去评价一个人和团队的秉性。

之前,我约了几个行业里的好朋友头脑风暴,其中一位朋友的话,我记忆深刻,他认为做交易所,任何时候都是一件正确的事情。这位朋友现在沉迷于瑜伽,佛家,这计划可谓是顿悟之后的肺腑之言。那么,沿着这个话,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交-易所这么重要:那交易所这个事,能不能建立护城河呢?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于,有的领域,你发现其实是很难建立护城河的,这跟行业本身的特性有巨大的关系,不是努不努力的问题。那这样的领域,做起来就会很累,很没安全感,即便你有幸把头部的竞争对手干掉了,你也会时刻提防着自己哪天突然被别的对手干掉。

为了更好的分析这个问题,我把事物再聚焦一点,变成:币安、火币,有没有护城河?我申明一下:这两家企业,都是我个人很认可的企业,将其作为分析对象,纯粹是因为他们跻身一线,作为分析对象会更具象,更好理解。

分析一个企业的护城河,我采用了世界顶级评级机构晨星公司的一个框架来展开。在这个框架里,晨星把无形资产、转换成本、网络效应、成本优势、规模效应作为护城河的五个表现,可以作为我们理解商业护城河的重要参考。

下面,我就将根据这五个表现,来系统的分析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是如何运行的。


一、无形资产

无形资产的护城河表现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政府授权、专利技术、品牌。这三个主要的点,在外在表现上虽然大不相同,但在最终呈现的效果上,都体现为:让自身在市场上拥有与众不同的地位。

1、政府授权。简单来说,最普遍的体现就是“牌照”,或者特许经营。比如能源、银行、电信等行业很常见。那么,在加密资产交-易所这块,我们看到币安和火币都不约而同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从目前可查证的信息来看,币安获得了泽西、新加坡、乌干达 (美国)牌照;火币拿到了美(地区)、日、韩三国牌照。而后进者里,ZT在牌照布局上走的也很快,目前已经取得欧盟成员国爱沙尼亚以及马来西亚牌照。当然,ZG这块最重要的牌照,至今没有推出,也就没人拿到,但可以想见的是,这将是大玩家必将争取的最重要的一块牌照。

在加密资产交-易所领域,虽然去中心化交-易所炒的火热,但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随着各国监管的加码,牌照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竞争性优势。

2、品牌。上周末,有一位做交-易所的朋友找我聊天,咨询我在运营和市场方面的一些建议。实话说,我没有做过交-易所,在实际的运营方面可能给不了很落地可执行的建议。但是我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认为用户对于交-易所,最看重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体验流畅、24小时客服响应、安全。

很显然,这并不符合我作为一个加密资产投资者的诉求。我的答案:赚钱效应。这个问题跟品牌怎么联系起来呢?品牌,是我们要给用户传达的一个灵魂,说人话,就是你得给自己贴一个具有竞争优势的“标签”。

你区别于竞争对手的亮点。而这个标签肯定不是随便贴的,一定是和这个行业的本质密切相关,才能最终达成建立竞争优势的目的。比如,加密资产交-易所,你不能像奢侈品一样,给自己贴一个“纯手工打造”的高级标签,你也不能像潮牌一样给自己贴一个“时尚前卫”的标签。

加密资产交易所,对于注册用户来说,本质是交易获利,那么“赚钱效应”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诸如安全、体验等体感方面的东西。那怎么体现出“赚钱效应”呢?

我们来看看币安和火币的做法。首先,是自家的平台币,以今年为例,BNB从4.12美金,涨到了最高点的39.59美金,涨幅860%;HT则从1美金,涨到了5美金,涨幅400%。其次,是通过新增加密资产,创造出不间断的赚钱套利机会。最明显的方式就是不断推出IE0。

在币安打响IE0第一枪之后,一时间,不管大所小所,一窝蜂全部扎堆搞了IE0,短暂的盛况差点以为IC0又活了。然而,也正如之前的判断,IE0最后只会是头部交-易所玩家的游戏,正如现在一样,投资者在踩过几次坑之后,最后也只对大所的IEO还有参与的动力。

IE0本身背后体现的是交-易所对于优质项目的吸引力、孵化能力、把控能力、资金实力、资源整合能力。换句话说,最终IE0“这盘菜”端到用户面前的时候,好不好吃,就是能不能让更多的用户赚到钱,或者说看到可以赚到钱的机会。






所以,你看到很多小所的IE0,上来就是高点,然后一蹶不振,或者就是没流通盘,玩单机自己拉着玩,真实的二级市场用户根本没有赚钱的可能性。

对比起来,币安、火币的IE0从最开始的拼手速+运气,规则都变成了申购之后抽签决定;此外,上线之后,除了几倍的绝对打新涨幅之外,在回调一段时间后,都会有二次拉升的表现。

于此同时,在时不时的时候,还会出现类似股市里次新股板块的板块集体拉升行情。而这些,最终体现出来,给用户的潜台词就是:来我这里玩吧,我这里你有机会赚到钱。久而久之,“具有赚钱效应”这个品牌就深入人心了。

我们举个最极端的例子来说明“赚钱效应”的重要性——抹茶我们都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抹茶这个交易所像一个网红一样,不断刷新自己在行业内的知名度。从势头上来说,俨然已经跻身二线,冲击一线交-易所的架势。抹茶这半年的大跃升,我们可以简单概括为几个大步骤:抢跑优质币、上线模式币、拉升平台币。

抢跑优质币的鼻祖应该是币系,只是后面没坚持下去。在抢跑优质币这件事上,抹茶发扬光大了,从最开始TT、IRIS、NEW、FET,到后面的波卡期货。而且,最后人们发现,在上面不仅可以早早买到一些不错的币,甚至最后发现有些币的最高价就是在抢跑阶段抹茶上出现的。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上线模式币,最知名的,大概就是VDS了,而后上的FDS、HDS等已经算是锦上添花。模式币,赤裸裸的就透露出金钱的味道,而且,的确,早期从抹茶上参与模式币的人,也都赚到钱了。以致于后面给人一个潜在的印象:抹茶上的,是不是都带模式,能赚钱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拉升平台币MX。这个拉升并不是说是抹茶自己拉的,别误会。但是,抹茶从低点起来,涨了100倍+,这不管是哪股“神秘力量”所为,最终都给用户一个声音,买抹茶能赚钱,抹茶哪里买?当然只能去抹茶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这几个组合拳打完之后,“上抹茶”变成了项目方的一个利好了。所以,你会发现,不管是准一线,还是说成功突围正在进军一线的交-易所玩家,几乎不约而同将自己的品牌标签往“赚钱效应”上靠。

3、专利技术。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不能说没有技术,但是一定不是技术驱动的。所以,专利技术不是竞争的要点。


二、转换成本

转换成本,就是我们更换一种产品或服务时所付出的成本。这种成本不仅仅体现在金钱上,还可能是时间、精力、劳动量的成本。比如说银行,是典型的具有转换成本护城河的行业。我们的工资卡如果绑定一种银行的话,基本上所有的业务,支付宝、微信、淘宝、券商的业务也都绑定在这一个银行卡上。即使其他的银行给出更优惠的条件,我们基本上也不会选择更换成另一家银行的服务,因为我们需要为此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比如高铁,当你采用一套高铁技术标准之后,你可能很多的保养维护配套设施、建造方案、电子和动力控制系统等都要配套。这个时候,你要换一套技术标准成本非常高。那交-易所存在这样的转换成本吗?答案是:几乎没有。我可以在币安开账户,也可以在火币开账户,我可以在任何一个交-易所开账户,并没有哪个交-易所能限制这一点。同样的,我的资产可以在这些平台之间转移。所以,寄希望于通过拉升用户的转换成本来建立护城河,在交-易所这个行当行不通。


三、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护城河就是随着用户人数的增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也在提高。比如说,腾讯的社交产品微信,由于你的同事、亲人、朋友、合作伙伴等等都在用微信相互协作和沟通。这个即便再出现一个比微信更好用的产品,但你的这些社会关系不去用,你依然不会选择它。那么,我们问一句话,随着用户数的提升,交-易所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有得到提高吗?似乎有那么一点,但是不强。你不会因为你的同事、朋友都用币安,而离不开币安。但是,可能会因为他们都在用币安,在同等条件下,更信赖币安。所以,寄希望于通过创造网络效应来建立护城河,也不是一个好的方向。


四、成本优势

这种护城河常见于生产标准化产品的行业,其产品的可替代性较强。成本优势护城河主要来自四个方面,先进的流程优势、优越的地理位置、与众不同的资源和规模效应。交-易所这个领域,主要的成本支出包括人工成本、办公设备成本、服务器成本、宣发成本、风控成本等。而这些成本支出当中,很难有特殊方法可以建立起巨大的优势。并且,比起利润,这些成本所占的比例本身比较小,不具有大幅压缩的空间。


五、规模优势

放到交-易所这个行业,规模优势带来的最大好处在于,提升了交易深度。这对于大户交-易者来说,具有较大的吸引力。同时,对于吸引优质项目,也会有一定的优势。当然,本质上来说,不断积累起更大的用户规模,是交-易所一切运营策略的最终目标,而不是手段。


总结:这样一分析之后,我们大概能看出一些门道了,即交易所,尤其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你会发现,其实就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就这两件事,你再一仔细想,其实贴合了金融的两个本质:特许经营和交易。并且,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之前,围绕打造“赚钱效应”展开运营策略,将是交易所们的唯一竞争点。稍有懈怠,就将掉队。这不是耸人听闻,前有张健的Fcoin旱地拔葱、后有抹茶的异军突起。这些都是深谙“赚钱效应”之道的玩家,虽然最后没有保持住优势,但是并不妨碍我们作为依据来佐证。

保持“赚钱效应”可以是护城河吗?显然这不能说是护城河,而是保持优势的持续性动作。因此,客观而言,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的情况下,币安、火币等目前的一线交-易所,并没有特别有说服力的护城河,后进者依然有机会进来喝汤吃肉。

比如ZT这样的后进交-易所,本身已经上线一年多,注册用户突破150万。在系统安全、交易体验、以及24小时客服响应上已经打磨的比较完善了,后期全力发力打造平台“赚钱效应”,持续为用户推出优质项目,将更快得到发展。之前跟ZT的联合创始人沟通,也透露出了后续相关的计划,值得期待。

最后,我们还可以畅想一下如果作为交-易所的新玩家,应该怎么突破?在心里默念一万遍“赚钱效应”,可能会有答案。我给一个答案:项目。一个项目救活一个所,十个项目带火一个所。所以,竞争到后面,对于优质项目的挖掘、孵化、把控,才是核心。这一点上,资源和创始人格局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本文来源:话夏看市 查看全部
1565664747497279.jpg


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如果问你,目前加密资产领域,市场最大的需求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交易”。这不接受任何反驳。既然交-易是最大的需求,是刚需,也是所有市场活力的起点和终点。

那么,“交易所”在这个领域,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但凡有点野心的,不参与下交-易所这档子事儿,就不好意思出来摆谱。

同样的,在2017年,2018年,都出现了一夜之间冒出无数家交易所的情况,千所大战,盛况空间。每隔一段时间,市场的从业者都会突然反省:原来交-易所还是最赚钱的行当,做交-易所也不是不能成,然后开“干”。

行情,尤其熊市的行情,是验金石,可以检测出人心人性,也能检测出团队的格局和战斗力。同样的,在牛市的时候,说的再好都没用,都赚钱都有钱的时候,谁都不屑于当个坏人;只有在熊市的时候,你看他骂不骂娘才能去评价一个人和团队的秉性。

之前,我约了几个行业里的好朋友头脑风暴,其中一位朋友的话,我记忆深刻,他认为做交易所,任何时候都是一件正确的事情。这位朋友现在沉迷于瑜伽,佛家,这计划可谓是顿悟之后的肺腑之言。那么,沿着这个话,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交-易所这么重要:那交易所这个事,能不能建立护城河呢?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于,有的领域,你发现其实是很难建立护城河的,这跟行业本身的特性有巨大的关系,不是努不努力的问题。那这样的领域,做起来就会很累,很没安全感,即便你有幸把头部的竞争对手干掉了,你也会时刻提防着自己哪天突然被别的对手干掉。

为了更好的分析这个问题,我把事物再聚焦一点,变成:币安、火币,有没有护城河?我申明一下:这两家企业,都是我个人很认可的企业,将其作为分析对象,纯粹是因为他们跻身一线,作为分析对象会更具象,更好理解。

分析一个企业的护城河,我采用了世界顶级评级机构晨星公司的一个框架来展开。在这个框架里,晨星把无形资产、转换成本、网络效应、成本优势、规模效应作为护城河的五个表现,可以作为我们理解商业护城河的重要参考。

下面,我就将根据这五个表现,来系统的分析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是如何运行的。


一、无形资产

无形资产的护城河表现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政府授权、专利技术、品牌。这三个主要的点,在外在表现上虽然大不相同,但在最终呈现的效果上,都体现为:让自身在市场上拥有与众不同的地位。

1、政府授权。简单来说,最普遍的体现就是“牌照”,或者特许经营。比如能源、银行、电信等行业很常见。那么,在加密资产交-易所这块,我们看到币安和火币都不约而同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从目前可查证的信息来看,币安获得了泽西、新加坡、乌干达 (美国)牌照;火币拿到了美(地区)、日、韩三国牌照。而后进者里,ZT在牌照布局上走的也很快,目前已经取得欧盟成员国爱沙尼亚以及马来西亚牌照。当然,ZG这块最重要的牌照,至今没有推出,也就没人拿到,但可以想见的是,这将是大玩家必将争取的最重要的一块牌照。

在加密资产交-易所领域,虽然去中心化交-易所炒的火热,但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随着各国监管的加码,牌照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竞争性优势。

2、品牌。上周末,有一位做交-易所的朋友找我聊天,咨询我在运营和市场方面的一些建议。实话说,我没有做过交-易所,在实际的运营方面可能给不了很落地可执行的建议。但是我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认为用户对于交-易所,最看重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体验流畅、24小时客服响应、安全。

很显然,这并不符合我作为一个加密资产投资者的诉求。我的答案:赚钱效应。这个问题跟品牌怎么联系起来呢?品牌,是我们要给用户传达的一个灵魂,说人话,就是你得给自己贴一个具有竞争优势的“标签”。

你区别于竞争对手的亮点。而这个标签肯定不是随便贴的,一定是和这个行业的本质密切相关,才能最终达成建立竞争优势的目的。比如,加密资产交-易所,你不能像奢侈品一样,给自己贴一个“纯手工打造”的高级标签,你也不能像潮牌一样给自己贴一个“时尚前卫”的标签。

加密资产交易所,对于注册用户来说,本质是交易获利,那么“赚钱效应”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诸如安全、体验等体感方面的东西。那怎么体现出“赚钱效应”呢?

我们来看看币安和火币的做法。首先,是自家的平台币,以今年为例,BNB从4.12美金,涨到了最高点的39.59美金,涨幅860%;HT则从1美金,涨到了5美金,涨幅400%。其次,是通过新增加密资产,创造出不间断的赚钱套利机会。最明显的方式就是不断推出IE0。

在币安打响IE0第一枪之后,一时间,不管大所小所,一窝蜂全部扎堆搞了IE0,短暂的盛况差点以为IC0又活了。然而,也正如之前的判断,IE0最后只会是头部交-易所玩家的游戏,正如现在一样,投资者在踩过几次坑之后,最后也只对大所的IEO还有参与的动力。

IE0本身背后体现的是交-易所对于优质项目的吸引力、孵化能力、把控能力、资金实力、资源整合能力。换句话说,最终IE0“这盘菜”端到用户面前的时候,好不好吃,就是能不能让更多的用户赚到钱,或者说看到可以赚到钱的机会。

1565664747758563.jpg


所以,你看到很多小所的IE0,上来就是高点,然后一蹶不振,或者就是没流通盘,玩单机自己拉着玩,真实的二级市场用户根本没有赚钱的可能性。

对比起来,币安、火币的IE0从最开始的拼手速+运气,规则都变成了申购之后抽签决定;此外,上线之后,除了几倍的绝对打新涨幅之外,在回调一段时间后,都会有二次拉升的表现。

于此同时,在时不时的时候,还会出现类似股市里次新股板块的板块集体拉升行情。而这些,最终体现出来,给用户的潜台词就是:来我这里玩吧,我这里你有机会赚到钱。久而久之,“具有赚钱效应”这个品牌就深入人心了。

我们举个最极端的例子来说明“赚钱效应”的重要性——抹茶我们都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抹茶这个交易所像一个网红一样,不断刷新自己在行业内的知名度。从势头上来说,俨然已经跻身二线,冲击一线交-易所的架势。抹茶这半年的大跃升,我们可以简单概括为几个大步骤:抢跑优质币、上线模式币、拉升平台币。

抢跑优质币的鼻祖应该是币系,只是后面没坚持下去。在抢跑优质币这件事上,抹茶发扬光大了,从最开始TT、IRIS、NEW、FET,到后面的波卡期货。而且,最后人们发现,在上面不仅可以早早买到一些不错的币,甚至最后发现有些币的最高价就是在抢跑阶段抹茶上出现的。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上线模式币,最知名的,大概就是VDS了,而后上的FDS、HDS等已经算是锦上添花。模式币,赤裸裸的就透露出金钱的味道,而且,的确,早期从抹茶上参与模式币的人,也都赚到钱了。以致于后面给人一个潜在的印象:抹茶上的,是不是都带模式,能赚钱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拉升平台币MX。这个拉升并不是说是抹茶自己拉的,别误会。但是,抹茶从低点起来,涨了100倍+,这不管是哪股“神秘力量”所为,最终都给用户一个声音,买抹茶能赚钱,抹茶哪里买?当然只能去抹茶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这几个组合拳打完之后,“上抹茶”变成了项目方的一个利好了。所以,你会发现,不管是准一线,还是说成功突围正在进军一线的交-易所玩家,几乎不约而同将自己的品牌标签往“赚钱效应”上靠。

3、专利技术。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不能说没有技术,但是一定不是技术驱动的。所以,专利技术不是竞争的要点。


二、转换成本

转换成本,就是我们更换一种产品或服务时所付出的成本。这种成本不仅仅体现在金钱上,还可能是时间、精力、劳动量的成本。比如说银行,是典型的具有转换成本护城河的行业。我们的工资卡如果绑定一种银行的话,基本上所有的业务,支付宝、微信、淘宝、券商的业务也都绑定在这一个银行卡上。即使其他的银行给出更优惠的条件,我们基本上也不会选择更换成另一家银行的服务,因为我们需要为此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比如高铁,当你采用一套高铁技术标准之后,你可能很多的保养维护配套设施、建造方案、电子和动力控制系统等都要配套。这个时候,你要换一套技术标准成本非常高。那交-易所存在这样的转换成本吗?答案是:几乎没有。我可以在币安开账户,也可以在火币开账户,我可以在任何一个交-易所开账户,并没有哪个交-易所能限制这一点。同样的,我的资产可以在这些平台之间转移。所以,寄希望于通过拉升用户的转换成本来建立护城河,在交-易所这个行当行不通。


三、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护城河就是随着用户人数的增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也在提高。比如说,腾讯的社交产品微信,由于你的同事、亲人、朋友、合作伙伴等等都在用微信相互协作和沟通。这个即便再出现一个比微信更好用的产品,但你的这些社会关系不去用,你依然不会选择它。那么,我们问一句话,随着用户数的提升,交-易所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有得到提高吗?似乎有那么一点,但是不强。你不会因为你的同事、朋友都用币安,而离不开币安。但是,可能会因为他们都在用币安,在同等条件下,更信赖币安。所以,寄希望于通过创造网络效应来建立护城河,也不是一个好的方向。


四、成本优势

这种护城河常见于生产标准化产品的行业,其产品的可替代性较强。成本优势护城河主要来自四个方面,先进的流程优势、优越的地理位置、与众不同的资源和规模效应。交-易所这个领域,主要的成本支出包括人工成本、办公设备成本、服务器成本、宣发成本、风控成本等。而这些成本支出当中,很难有特殊方法可以建立起巨大的优势。并且,比起利润,这些成本所占的比例本身比较小,不具有大幅压缩的空间。


五、规模优势

放到交-易所这个行业,规模优势带来的最大好处在于,提升了交易深度。这对于大户交-易者来说,具有较大的吸引力。同时,对于吸引优质项目,也会有一定的优势。当然,本质上来说,不断积累起更大的用户规模,是交-易所一切运营策略的最终目标,而不是手段。


总结:这样一分析之后,我们大概能看出一些门道了,即交易所,尤其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你会发现,其实就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就这两件事,你再一仔细想,其实贴合了金融的两个本质:特许经营和交易。并且,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之前,围绕打造“赚钱效应”展开运营策略,将是交易所们的唯一竞争点。稍有懈怠,就将掉队。这不是耸人听闻,前有张健的Fcoin旱地拔葱、后有抹茶的异军突起。这些都是深谙“赚钱效应”之道的玩家,虽然最后没有保持住优势,但是并不妨碍我们作为依据来佐证。

保持“赚钱效应”可以是护城河吗?显然这不能说是护城河,而是保持优势的持续性动作。因此,客观而言,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的情况下,币安、火币等目前的一线交-易所,并没有特别有说服力的护城河,后进者依然有机会进来喝汤吃肉。

比如ZT这样的后进交-易所,本身已经上线一年多,注册用户突破150万。在系统安全、交易体验、以及24小时客服响应上已经打磨的比较完善了,后期全力发力打造平台“赚钱效应”,持续为用户推出优质项目,将更快得到发展。之前跟ZT的联合创始人沟通,也透露出了后续相关的计划,值得期待。

最后,我们还可以畅想一下如果作为交-易所的新玩家,应该怎么突破?在心里默念一万遍“赚钱效应”,可能会有答案。我给一个答案:项目。一个项目救活一个所,十个项目带火一个所。所以,竞争到后面,对于优质项目的挖掘、孵化、把控,才是核心。这一点上,资源和创始人格局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本文来源:话夏看市

还原币安用户信息泄露事件:黑客攻击黑客?

资讯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8 18:48 • 来自相关话题

据 coindesk 今日消息,昨日在社交网络上公布币安 KYC 的人声称,他是为了“引起币安对真正的幕后黑手”的注意才这样做的,而他是一个“白帽黑客(White Hat Hacker)”,自五月份币安交易所被盗 7000 个比特币以来,他一直在追踪这笔资金,且发现币安被盗事件中,有币安内部人士的参与。

 
事件回顾:7000 比特币被盗,客户信息泄露
 

2019 年 5 月 8 日,币安交易所被黑客盗取 7000 枚比特币。2 天后币安回应称将对 API、2FA(谷歌二次验证)和提币验证流程进行重大调整,也通过活动形式向用户赠送1,000个YubiKeys作为补偿。

根据 coindesk 今日发布的文章显示,在币安被盗后,coindesk 方面与名叫“Bnatov Platon”的黑客取得了联系,并从7月份开始一直在交流。

而文章中表明,Platon 说他一直在追踪这笔被盗资金,他发现盗取币安比特币的黑客首先通过一个币安内部人士公开的 API 来对用户的账户进行远程访问,然后黑客存储了用户的 API 钥匙,还有电子邮箱、护照、驾照等隐私信息,并放在了文件夹中。

而 Platon 表示,黑客盗取的客户信息中,涉及到的客户都是在 2018-2019 年开设的币安账户。

接着,Platon 表示,黑客写了一个程序,这个程序的运作模式是:先买一个叫做‘BlockMason Credit Protocol’的代币,然后将这些代币转换成比特币。

这些文件 Platon 也有一份,当然这是他从黑客那里盗取来的。而黑客写的这个程序允许黑客可以一次性提取 0.002个比特币。通过追踪发现,黑客已经通过 Bitmex、Yobit、Huobi洗了 2000 个比特币,每天兑换 100 万美元的比特币。

区块链开发公司 VisibleMagic 的 CTO 维克托•施帕克(viktor shpak)也表示:“这(币安被盗)极有可能是内部人士创建了一个处理程序来访问用户的 API,黑客可以用这个来访问用户数据,然后建立一个工具包进行处理。”

事实上,Platon 也确实证实了这一点。此外,Platon 还发现,被盗的比特币被黑客存储在 Blockchain 的钱包中,而这个钱包的运行方,是 7 月 31 日才上线的交易所 PIT。

 
事件追踪:向币安索要 300 个比特币不成,公开信息
 

Coindesk 文章显示,Platon 在发现盗取币安比特币的黑客行踪后,与币安的 CGO Ted Lin 取得了联系。

他表示:

    “我个人而言想让币安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抓住黑客的交易所,这将对币安的声誉极为有利。我告诉 Ted Lin 我得到了内幕信息,包括这个人的详细信息、与外界的沟通细节,甚至还有这个人的照片。我还告诉他我有黑客的详细信息,包括服务器信息、他们的身份、他们的电话号码等。”


而后,Platon 希望向币安提供这些极具价值的信息,然后币安能向他提供奖金。根据昨日币安发布的公开声明显示,Platon 要求币安支付 300 个比特币(大约 3000 万美元)作为提供这些信息的报酬。

一开始Ted Lin 也表示愿意用奖金来换取这些信息。但后来 Ted Lin 却表示“考虑到你已经(向媒体公开了部分信息)造成损失,我们对你提供的信息所支付的报酬会大大减少”。





图为 coindesk 文章透露的两人对话截图


Platon 表示,经过大约一个月的谈判后,“币安一分钱也没付”。然后 Platon 威胁币安要公开客户信息。

根据 coindesk 文章表示,这个威胁在 8 月 5 日变成了现实,他上传了一个包含 166 人的 KYC 信息,将一个具有 500 张照片的文件转储到一个文件共享网站,化名为“guardian M”。

然后在昨天早上,Platon 将数百张持有身份证的个人照片发送到了一个 Telegram 的小组,进而引起了轩然大波。

 
真实动机:“警告在币安交易的人”
 

Platon 在推特上表明了自己公开客户信息的真实动机:

    “我要警告那些在币安上进行交易的人。”


同时他还解释说自己不是为了钱:

    “如果我需要钱的话,我不会把信息公开出来,而是把这些信息拿到地下去卖。”






图为 Platon 推文截图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也表示自己对经济报酬不感兴趣:

    “当我需要钱的时候,我只需要破解一个黑客的账户,就可以轻松取出超过 600 或 700 个比特币。”


然而从coindesk 文章中透露的 Platon 与 Ted Lin 的谈话中可以看出,“不是为了钱”这个意思与他之前表达的意思完全相反。





图为 coindesk 文章透露的两人对话截图


而 Platon 也回复了关于对他用信息换取 300 个比特币的质疑,但他并没有直接回复,而是表示:

    “用 10000 张图片换取 300 个比特币?币安应该自己好好看看会有多少(用户的)照片被上传到网上去。”







 
来源/31QU整理自网络
文/小壳 查看全部
20190808143859En8H.jpeg

据 coindesk 今日消息,昨日在社交网络上公布币安 KYC 的人声称,他是为了“引起币安对真正的幕后黑手”的注意才这样做的,而他是一个“白帽黑客(White Hat Hacker)”,自五月份币安交易所被盗 7000 个比特币以来,他一直在追踪这笔资金,且发现币安被盗事件中,有币安内部人士的参与。

 
事件回顾:7000 比特币被盗,客户信息泄露
 

2019 年 5 月 8 日,币安交易所被黑客盗取 7000 枚比特币。2 天后币安回应称将对 API、2FA(谷歌二次验证)和提币验证流程进行重大调整,也通过活动形式向用户赠送1,000个YubiKeys作为补偿。

根据 coindesk 今日发布的文章显示,在币安被盗后,coindesk 方面与名叫“Bnatov Platon”的黑客取得了联系,并从7月份开始一直在交流。

而文章中表明,Platon 说他一直在追踪这笔被盗资金,他发现盗取币安比特币的黑客首先通过一个币安内部人士公开的 API 来对用户的账户进行远程访问,然后黑客存储了用户的 API 钥匙,还有电子邮箱、护照、驾照等隐私信息,并放在了文件夹中。

而 Platon 表示,黑客盗取的客户信息中,涉及到的客户都是在 2018-2019 年开设的币安账户。

接着,Platon 表示,黑客写了一个程序,这个程序的运作模式是:先买一个叫做‘BlockMason Credit Protocol’的代币,然后将这些代币转换成比特币。

这些文件 Platon 也有一份,当然这是他从黑客那里盗取来的。而黑客写的这个程序允许黑客可以一次性提取 0.002个比特币。通过追踪发现,黑客已经通过 Bitmex、Yobit、Huobi洗了 2000 个比特币,每天兑换 100 万美元的比特币。

区块链开发公司 VisibleMagic 的 CTO 维克托•施帕克(viktor shpak)也表示:“这(币安被盗)极有可能是内部人士创建了一个处理程序来访问用户的 API,黑客可以用这个来访问用户数据,然后建立一个工具包进行处理。”

事实上,Platon 也确实证实了这一点。此外,Platon 还发现,被盗的比特币被黑客存储在 Blockchain 的钱包中,而这个钱包的运行方,是 7 月 31 日才上线的交易所 PIT。

 
事件追踪:向币安索要 300 个比特币不成,公开信息
 

Coindesk 文章显示,Platon 在发现盗取币安比特币的黑客行踪后,与币安的 CGO Ted Lin 取得了联系。

他表示:


    “我个人而言想让币安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抓住黑客的交易所,这将对币安的声誉极为有利。我告诉 Ted Lin 我得到了内幕信息,包括这个人的详细信息、与外界的沟通细节,甚至还有这个人的照片。我还告诉他我有黑客的详细信息,包括服务器信息、他们的身份、他们的电话号码等。”



而后,Platon 希望向币安提供这些极具价值的信息,然后币安能向他提供奖金。根据昨日币安发布的公开声明显示,Platon 要求币安支付 300 个比特币(大约 3000 万美元)作为提供这些信息的报酬。

一开始Ted Lin 也表示愿意用奖金来换取这些信息。但后来 Ted Lin 却表示“考虑到你已经(向媒体公开了部分信息)造成损失,我们对你提供的信息所支付的报酬会大大减少”。

20190808143900TaFp.jpeg

图为 coindesk 文章透露的两人对话截图


Platon 表示,经过大约一个月的谈判后,“币安一分钱也没付”。然后 Platon 威胁币安要公开客户信息。

根据 coindesk 文章表示,这个威胁在 8 月 5 日变成了现实,他上传了一个包含 166 人的 KYC 信息,将一个具有 500 张照片的文件转储到一个文件共享网站,化名为“guardian M”。

然后在昨天早上,Platon 将数百张持有身份证的个人照片发送到了一个 Telegram 的小组,进而引起了轩然大波。

 
真实动机:“警告在币安交易的人”
 

Platon 在推特上表明了自己公开客户信息的真实动机:


    “我要警告那些在币安上进行交易的人。”



同时他还解释说自己不是为了钱:


    “如果我需要钱的话,我不会把信息公开出来,而是把这些信息拿到地下去卖。”



20190808143901GqCc.jpeg

图为 Platon 推文截图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也表示自己对经济报酬不感兴趣:


    “当我需要钱的时候,我只需要破解一个黑客的账户,就可以轻松取出超过 600 或 700 个比特币。”



然而从coindesk 文章中透露的 Platon 与 Ted Lin 的谈话中可以看出,“不是为了钱”这个意思与他之前表达的意思完全相反。

20190808143901AhO6.jpeg

图为 coindesk 文章透露的两人对话截图


而 Platon 也回复了关于对他用信息换取 300 个比特币的质疑,但他并没有直接回复,而是表示:


    “用 10000 张图片换取 300 个比特币?币安应该自己好好看看会有多少(用户的)照片被上传到网上去。”



20190808143902SXlp.jpeg


 
来源/31QU整理自网络
文/小壳

Libra节点竞选名单大起底!十余家机构公开申请,币安、Gemini在观望

资讯huoxi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7 11:33 • 来自相关话题

一场关于Libra的节点竞选正在全球上演。

这场竞选的发起者是Libra协会。据Libra白皮书描述,Libra协会负责管理Libra,企业、加密货币投资者、区块链基础设施公司等均可申请成为节点,从而在协会治理中发挥积极作用,并有资格获得新用户奖励和交易返利、通过Libra投资代币获得分红,目前已有Mastercard、PayPal等28个创始成员,预计在2020 年上半年,协会成员数量扩展到100个左右。






自Libra白皮书发布以来,尽管监管机构频频试压,仍阻挡不住申请者的热情,包括金融巨头、投资机构、交易所、公链团队、行业协会等在内的机构和组织纷纷表态,希望以节点形式参与Libra协会治理,在更广范围推广Libra。

这些机构的申请方式有所不同。部分申请者单枪匹马,比如日本金融巨头Monex集团、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部分申请者组团行动,比如币赢网联合科银资本等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更有甚者打算以公开众筹形式参与竞选。

与此同时,不少机构虽尚未公开申请,但已对Libra表达出兴趣,比如币安、Gemini、苏格兰皇家银行。火星财经根据公开报道,盘点了那些正在申请或考虑成为Libra节点的机构和组织。


1、金融集团


日本Monex集团

据Cointelegraph日本站消息,7月26日,日本金融巨头Monex集团正式宣布申请加入Libra协会。这是日本企业首次表露出希望参与Libra协会的意向。

公开报道显示,Monex集团日本最大的在线经济商,于去年4月收购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check,总金额为36亿日元。受此消息影响,Monex股价曾在一日之内大涨23%。今年1月,日本金融厅正式向Coincheck发放牌照。

除了觊觎日本市场,Monex还触角伸向美国。据路透社消息,Monex计划今年7月启动在美国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该交易所名为TradeStation Crypto,将为半职业化的交易者服务。


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

7月1日,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宣布支持并已对接申请加入Libra协会,旨在实现大规模支付应用并改变国际金融秩序。

公开资料显示,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于2017年筹备创立,是一家持有菲律宾央行牌照的金融服务商,总部位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旗下运营ATC安达汇款、ATC支付和ATC数字货币交易所,同时在菲律宾、香港、日本、阿根廷等多地设有服务中心。

Atomtrans Tech Corp官方表示,该集团现已申请加入Libra协会运行验证节点,将在菲律宾及东南亚市场推动Libra,并将Libra稳定币应用到其生态系统,旨在实现大规模支付应用并改变国际金融流程和秩序。


2、投资机构


节点资本

6月20日,节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杜均在朋友圈表示:“Node Capital & Libra,与其当个评论者,不如一起改变世界。”此消息预示着节点资本将筹备参与Libra创始人竞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杜均称目前正在筹备过程中,具体细节还不方便透露。

据节点资本官网显示,该机构专注于投资区块链行业,已经投资了近200家企业,覆盖新闻资讯、交易所、区块链技术开发与应用、区块链数据挖掘与分析、第三方服务等,包括金色财经、火币、链上科技、库神钱包等。


科银资本

6月19日,币赢网宣布联合科银资本等机构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随后,科银资本执行总裁Jayden Wei 在朋友圈表示:“pchain曹博士刚私信我,要一起参与libra节点竞选!我会找更多合作伙伴。我们澳洲科银一个IPO的案子,做的也是普惠金融,服务1200万人在印尼,我觉得我们很有机会。”

公开资料显示,科银资本是澳大利亚唯一一家具有区块链数字货币风投牌照的投资公司,专注于区块链基础建设、数字货币投资与咨询的资产管理公司,所投项目覆盖矿场、交易所、钱包、公链等领域。


颐和基金

6月24日,颐和基金宣布将携基金成员参与Libra超级节点竞选,推动Libra在大中华地区的落地应用。

公开资料显示,颐和基金是由BTB交易所发起的针对优质区块链项目扶持的基金,其基金成员包括BTB交易所、币虎全球基金会、BEX衍生品交易所等。

颐和基金发起人Nicole表示,随着Facebook等巨头机构的进入,区块链行业一定会越来越完善,颐和基金将和更多专业的机构、优质资产一起推动这个万亿的金融市场。


3、交易所


币赢网

6月19日,币赢网宣布联合科银资本等机构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币赢网计划联合诸多机构共同成立ALPHA COMMUNITY,目前正在就成立事务同相关机构洽谈。ALPHA COMMUNITY将依托成员间技术、市场、社区基础,致力于Libra节点生态建设,推动全球金融服务体系的升级。

公开资料显示,币赢网是一家在香港开设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主要面向全球用户提供以太币、HSR等数字资产的交易服务。


MSER

6月21日,社区型交易所Monster one怪兽市场CEO茅泽民宣布其母公司MSER将联合Monster Capital、Future Capital、Pacific Capital、Mix Bank等机构出资2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

Monster one怪兽市场官方表示,计划联合诸多机构共同成立Question Community,目前正在就成立事务同相关机构洽谈。Question Community 将致力于Libra节点生态建设,助力全球新金融生态体系的建立。

与此同时,怪兽市场交易所呼吁更多机构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添一把火,为构造全新的金融体系助一份力。


BitTok币拓

6月26日,据智能派报道,BitTok币拓将联合海内外知名区块链资本公司和多家加密机构共同成立Aqua Community,全面参与Facebook Libra节点竞选。

公开资料显示,Bittok币拓是一家新型的数字资产智能管理平台。在Libra白皮书发布之后,该机构曾做过解读:Facebook有着一颗腾讯帝国的心,此次高调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其实是为了完成其社交生态,属于Facebook商业模式的一次大升级。

据Bittok币拓分析,Libra引发的不是几个币种之间的较量,更不是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竞赛,而是现实世界和分布式世界的一次对抗。


4、公链开发团队


Node Pacific

6月19日,Node Pacific(节点亚太科技) 宣布参加Libra全球节点竞选,并完成了Libra测试网搭建。

公开资料显示,Node Pacific是一家公链运营众包平台和节点运营商,已参与全球近20条主流公链,并成为其核心出块节点。Node Pacific称,将发起Libra全球治理委员会,并联合优质节点服务者,深入拓展Libra的基础设施建设与应用。


Echoin

6月19日,Echoin宣布正在积极筹备参与Libra节点竞选,并已获得多个能源生态合作伙伴的千万美金支持,将代表能源行业进行Libra节点申请,构建覆盖全球主要大洲的能源数字化网络。

根据公开报道,Echoin旨在通过DPoS共识治理机制、预言机能源数据上链、Plasma侧链等技术解决方案,打造面向全球能源经济的公链生态。

此前,Echoin已与全球最大的电力生产商法国电力EDF和能源数字化巨头车主邦达成战略合作,同时与英国能源局下辖的40多家能源企业进行接洽。印度科技局、意大利最大电力公司Enel、GSE等也将逐步参与到Echoin的生态建设中。


5、行业协会


香港区块链协会

6月22日,香港区块链协会 HKBA 宣布:将成立 Libra HKBA 共同体,以申请 Libra 协会创始成员,推动Libra 在大中华地区的落地应用。

据悉,香港区块链协会是一个开放、自主、平等的组织,旨在通过学习、交流及推广区块链技术及应用,成为大中华及世界链圈的衔接平台,并将香港打造成新时代的金融科技中心。

Clipper Coin Capital创始人、HKBA 共同主席刘震表示:科技巨头Facebook发布 Libra,将在全球范围推动数字货币的普及,加速各国数字货币监管的突破;同时,Libra 还会加快各大科技金融企业数字货币的推出,引发全球新一轮数字竞赛。


亚洲区块链学会

7月8日,亚洲区块链学会投资委员会联合ABNews亚洲区块链新闻媒体等机构宣布竞选Libra超级节点,为未来的金融平等和公正做出贡献。

公开报道显示,亚洲区块链学会是一个区块链学术组织,由亚洲比特币及区块链布道者蔡志川博士担任会长,并得到世界各地学者及金融专家的支持。

对于Libra,蔡志川曾评论称:“从比特币开始,到Facebook发币,这算得上是区块链的一个里程碑了,这是有重大意义的!”


6、去中心化金融平台


6月19日,HyperDao筹备组织众筹参与Libra节点竞选。HyperDao称,将在近期公布众筹细节,并在其新官网HDAO.IO众筹。

公开资料显示,HyperDao是一家去中心化金融服务平台,由原立刻网升级而成,目前正在整合数字货币钱包、众筹平台和交易所等业务,致力完成去中心化金融服务生态闭环,已为亚太、欧洲等地区数十万用户提供服务。


7、这些机构也感兴趣


火星财经注意到,就在以上机构积极申请Libra节点的同时,还有一些组织明确表达了参与意向:


币安

6月27日,在特拉维夫FinTech Junction会议上,币安首席战略官GIN CHAO透露,币安“肯定”会考虑成为Libra的验证者节点:“我们肯定在考虑这件事。所以,我们想参与竞选。不管我们是否会成为一体,我们都拭目以待。”他认为Libra代表了迄今为止加密货币采用的最佳桥梁,因为它将构成加密火币的实际用例,而且Facebook可以在Libra上为服务和功能定价。

在Libra白皮书发布之后,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曾在推特上表示:“Facebook的Libra币不需要KYC,他们拥有20亿人口的庞大数据。不只包括名字、ID、地址、电话号码。他们还知道你的家人、朋友、实时/历史地理位置等等。他们比你更了解你自己。现在他们有掌控了你的钱包。最好的KYC。”


Gemini

据Coindesk透露,加密货币交易所Gemini或将很快加入Libra协会。该交易所联合创始人Cameron表示:“我们肯定会认真看待它,我们对这个项目感到很兴奋。”

联合创始人Tyler则直言Libra是未来加密货币的方向:“我们的感觉是,这是许多巨头公司(Facebook、亚马逊、Netflix和Google)中第一个拥有代币项目的公司。我们的预测是在接下来的24个月内,几乎每个巨型公司都会有类似的代币或某种项目。”

火星财经此前报道,去年9月,Gemini交易所宣布发行稳定币GUSD,并声称GUSD已获纽约金融资产管理部门认可。这使得GUSD成了全球首批受监管的、1:1锚定美元的稳定币。


苏格兰皇家银行

据AMBCrypto 7月10日消息,苏格兰皇家银行(RBS)正与Facebook讨论其加入Libra协会的可能,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创新主管Kevin Hanley于7月9日确认与Facebook的谈判。

据百度百科显示,苏格兰皇家银行集团建于1727年,是英国最大的银行,在英国的法人、个人及海外银行业中排名第一。

早在2015年,苏格兰皇家银行就曾在内部实验自己的数字货币。该银行的技术、媒体及电信主管透露,RBS已经在各个银行之间建立并以自己的货币作为交易结算工具。


8、展望:Libra仍存变数


Libra白皮书发布至今可谓冰火两重天,一方面节点申请者络绎不绝,另一方面监管机构频频试压,增加了Libra的不确定性。

在近日递交给美国证监会(SEC)的季度报告中,Facebook提醒投资者,虽然计划明年推出加密货币Libra,但有很多因素可能阻止Libra如期推出,甚至可能导致Libra永远无法问世。

不仅如此,Libra协会现有成员的顾虑也埋下了隐患。6月26日,纽约时报记者Nathaniel Popper发文称,Libra协会中的一些合作伙伴仍在以谨慎态度接近Libra,其中七家公司的高管表示,他们通过签署并不具有约束力的协议加入了该项目,部分原因是他们知道自己没有义务使用或推广数字代币Libra,如果他们不喜欢代币的发展,可以很轻易地退出。

Facebook发言人Elka Looks为此在声明中表示,该公司计划“与创始成员进行全面的对话和讨论,并在未来几个月欢迎更多的成员加入”。“我们知道这需要时间,也并不简单,但只要我们一起努力,Libra的目标就能实现。”

Libra协会发言人Dante Disparte则表示,自Libra协会宣布成立以来,已经收到了大量有意成为会员的公司来信。他说,Libra协会很可能会制定一份名单,列出那些明年可以成为该协会100名首批成员的公司。

扎克伯格的表态也让节点申请者吃了一颗定心丸。在上周发布的公开信中,扎克伯格一再重申Libra将配合监管,承诺“Facebook和Libra协会都计划和监管机构合作,在Libra推出前解决所有的担忧。”这其实向公众传递了Libra要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

未来可以预见的是,还会有更多机构申请加入Libra协会,最终结果虽无法预料,但Libra依旧被寄予厚望,正如加密货币公司Bison Trails首席执行官Joe Lallouz所言:“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但仍有许多细节问题需要解决。”


参考文章:《Libra节点竞选热,是好生意还是作秀?》
文 | 文学 
出品 | 火星财经APP(ID:hxcj24h) 查看全部
20190807094915NEpL.jpeg

一场关于Libra的节点竞选正在全球上演。

这场竞选的发起者是Libra协会。据Libra白皮书描述,Libra协会负责管理Libra,企业、加密货币投资者、区块链基础设施公司等均可申请成为节点,从而在协会治理中发挥积极作用,并有资格获得新用户奖励和交易返利、通过Libra投资代币获得分红,目前已有Mastercard、PayPal等28个创始成员,预计在2020 年上半年,协会成员数量扩展到100个左右。

20190807094910hJZr.jpeg


自Libra白皮书发布以来,尽管监管机构频频试压,仍阻挡不住申请者的热情,包括金融巨头、投资机构、交易所、公链团队、行业协会等在内的机构和组织纷纷表态,希望以节点形式参与Libra协会治理,在更广范围推广Libra。

这些机构的申请方式有所不同。部分申请者单枪匹马,比如日本金融巨头Monex集团、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部分申请者组团行动,比如币赢网联合科银资本等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更有甚者打算以公开众筹形式参与竞选。

与此同时,不少机构虽尚未公开申请,但已对Libra表达出兴趣,比如币安、Gemini、苏格兰皇家银行。火星财经根据公开报道,盘点了那些正在申请或考虑成为Libra节点的机构和组织。


1、金融集团


日本Monex集团

据Cointelegraph日本站消息,7月26日,日本金融巨头Monex集团正式宣布申请加入Libra协会。这是日本企业首次表露出希望参与Libra协会的意向。

公开报道显示,Monex集团日本最大的在线经济商,于去年4月收购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check,总金额为36亿日元。受此消息影响,Monex股价曾在一日之内大涨23%。今年1月,日本金融厅正式向Coincheck发放牌照。

除了觊觎日本市场,Monex还触角伸向美国。据路透社消息,Monex计划今年7月启动在美国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该交易所名为TradeStation Crypto,将为半职业化的交易者服务。


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

7月1日,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宣布支持并已对接申请加入Libra协会,旨在实现大规模支付应用并改变国际金融秩序。

公开资料显示,Atomtrans Tech Corp国际集团于2017年筹备创立,是一家持有菲律宾央行牌照的金融服务商,总部位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旗下运营ATC安达汇款、ATC支付和ATC数字货币交易所,同时在菲律宾、香港、日本、阿根廷等多地设有服务中心。

Atomtrans Tech Corp官方表示,该集团现已申请加入Libra协会运行验证节点,将在菲律宾及东南亚市场推动Libra,并将Libra稳定币应用到其生态系统,旨在实现大规模支付应用并改变国际金融流程和秩序。


2、投资机构


节点资本

6月20日,节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杜均在朋友圈表示:“Node Capital & Libra,与其当个评论者,不如一起改变世界。”此消息预示着节点资本将筹备参与Libra创始人竞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杜均称目前正在筹备过程中,具体细节还不方便透露。

据节点资本官网显示,该机构专注于投资区块链行业,已经投资了近200家企业,覆盖新闻资讯、交易所、区块链技术开发与应用、区块链数据挖掘与分析、第三方服务等,包括金色财经、火币、链上科技、库神钱包等。


科银资本

6月19日,币赢网宣布联合科银资本等机构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随后,科银资本执行总裁Jayden Wei 在朋友圈表示:“pchain曹博士刚私信我,要一起参与libra节点竞选!我会找更多合作伙伴。我们澳洲科银一个IPO的案子,做的也是普惠金融,服务1200万人在印尼,我觉得我们很有机会。”

公开资料显示,科银资本是澳大利亚唯一一家具有区块链数字货币风投牌照的投资公司,专注于区块链基础建设、数字货币投资与咨询的资产管理公司,所投项目覆盖矿场、交易所、钱包、公链等领域。


颐和基金

6月24日,颐和基金宣布将携基金成员参与Libra超级节点竞选,推动Libra在大中华地区的落地应用。

公开资料显示,颐和基金是由BTB交易所发起的针对优质区块链项目扶持的基金,其基金成员包括BTB交易所、币虎全球基金会、BEX衍生品交易所等。

颐和基金发起人Nicole表示,随着Facebook等巨头机构的进入,区块链行业一定会越来越完善,颐和基金将和更多专业的机构、优质资产一起推动这个万亿的金融市场。


3、交易所


币赢网

6月19日,币赢网宣布联合科银资本等机构出资3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币赢网计划联合诸多机构共同成立ALPHA COMMUNITY,目前正在就成立事务同相关机构洽谈。ALPHA COMMUNITY将依托成员间技术、市场、社区基础,致力于Libra节点生态建设,推动全球金融服务体系的升级。

公开资料显示,币赢网是一家在香港开设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主要面向全球用户提供以太币、HSR等数字资产的交易服务。


MSER

6月21日,社区型交易所Monster one怪兽市场CEO茅泽民宣布其母公司MSER将联合Monster Capital、Future Capital、Pacific Capital、Mix Bank等机构出资2000万美元筹备Libra节点竞选。

Monster one怪兽市场官方表示,计划联合诸多机构共同成立Question Community,目前正在就成立事务同相关机构洽谈。Question Community 将致力于Libra节点生态建设,助力全球新金融生态体系的建立。

与此同时,怪兽市场交易所呼吁更多机构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添一把火,为构造全新的金融体系助一份力。


BitTok币拓

6月26日,据智能派报道,BitTok币拓将联合海内外知名区块链资本公司和多家加密机构共同成立Aqua Community,全面参与Facebook Libra节点竞选。

公开资料显示,Bittok币拓是一家新型的数字资产智能管理平台。在Libra白皮书发布之后,该机构曾做过解读:Facebook有着一颗腾讯帝国的心,此次高调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其实是为了完成其社交生态,属于Facebook商业模式的一次大升级。

据Bittok币拓分析,Libra引发的不是几个币种之间的较量,更不是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竞赛,而是现实世界和分布式世界的一次对抗。


4、公链开发团队


Node Pacific

6月19日,Node Pacific(节点亚太科技) 宣布参加Libra全球节点竞选,并完成了Libra测试网搭建。

公开资料显示,Node Pacific是一家公链运营众包平台和节点运营商,已参与全球近20条主流公链,并成为其核心出块节点。Node Pacific称,将发起Libra全球治理委员会,并联合优质节点服务者,深入拓展Libra的基础设施建设与应用。


Echoin

6月19日,Echoin宣布正在积极筹备参与Libra节点竞选,并已获得多个能源生态合作伙伴的千万美金支持,将代表能源行业进行Libra节点申请,构建覆盖全球主要大洲的能源数字化网络。

根据公开报道,Echoin旨在通过DPoS共识治理机制、预言机能源数据上链、Plasma侧链等技术解决方案,打造面向全球能源经济的公链生态。

此前,Echoin已与全球最大的电力生产商法国电力EDF和能源数字化巨头车主邦达成战略合作,同时与英国能源局下辖的40多家能源企业进行接洽。印度科技局、意大利最大电力公司Enel、GSE等也将逐步参与到Echoin的生态建设中。


5、行业协会


香港区块链协会

6月22日,香港区块链协会 HKBA 宣布:将成立 Libra HKBA 共同体,以申请 Libra 协会创始成员,推动Libra 在大中华地区的落地应用。

据悉,香港区块链协会是一个开放、自主、平等的组织,旨在通过学习、交流及推广区块链技术及应用,成为大中华及世界链圈的衔接平台,并将香港打造成新时代的金融科技中心。

Clipper Coin Capital创始人、HKBA 共同主席刘震表示:科技巨头Facebook发布 Libra,将在全球范围推动数字货币的普及,加速各国数字货币监管的突破;同时,Libra 还会加快各大科技金融企业数字货币的推出,引发全球新一轮数字竞赛。


亚洲区块链学会

7月8日,亚洲区块链学会投资委员会联合ABNews亚洲区块链新闻媒体等机构宣布竞选Libra超级节点,为未来的金融平等和公正做出贡献。

公开报道显示,亚洲区块链学会是一个区块链学术组织,由亚洲比特币及区块链布道者蔡志川博士担任会长,并得到世界各地学者及金融专家的支持。

对于Libra,蔡志川曾评论称:“从比特币开始,到Facebook发币,这算得上是区块链的一个里程碑了,这是有重大意义的!”


6、去中心化金融平台


6月19日,HyperDao筹备组织众筹参与Libra节点竞选。HyperDao称,将在近期公布众筹细节,并在其新官网HDAO.IO众筹。

公开资料显示,HyperDao是一家去中心化金融服务平台,由原立刻网升级而成,目前正在整合数字货币钱包、众筹平台和交易所等业务,致力完成去中心化金融服务生态闭环,已为亚太、欧洲等地区数十万用户提供服务。


7、这些机构也感兴趣


火星财经注意到,就在以上机构积极申请Libra节点的同时,还有一些组织明确表达了参与意向:


币安

6月27日,在特拉维夫FinTech Junction会议上,币安首席战略官GIN CHAO透露,币安“肯定”会考虑成为Libra的验证者节点:“我们肯定在考虑这件事。所以,我们想参与竞选。不管我们是否会成为一体,我们都拭目以待。”他认为Libra代表了迄今为止加密货币采用的最佳桥梁,因为它将构成加密火币的实际用例,而且Facebook可以在Libra上为服务和功能定价。

在Libra白皮书发布之后,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曾在推特上表示:“Facebook的Libra币不需要KYC,他们拥有20亿人口的庞大数据。不只包括名字、ID、地址、电话号码。他们还知道你的家人、朋友、实时/历史地理位置等等。他们比你更了解你自己。现在他们有掌控了你的钱包。最好的KYC。”


Gemini

据Coindesk透露,加密货币交易所Gemini或将很快加入Libra协会。该交易所联合创始人Cameron表示:“我们肯定会认真看待它,我们对这个项目感到很兴奋。”

联合创始人Tyler则直言Libra是未来加密货币的方向:“我们的感觉是,这是许多巨头公司(Facebook、亚马逊、Netflix和Google)中第一个拥有代币项目的公司。我们的预测是在接下来的24个月内,几乎每个巨型公司都会有类似的代币或某种项目。”

火星财经此前报道,去年9月,Gemini交易所宣布发行稳定币GUSD,并声称GUSD已获纽约金融资产管理部门认可。这使得GUSD成了全球首批受监管的、1:1锚定美元的稳定币。


苏格兰皇家银行

据AMBCrypto 7月10日消息,苏格兰皇家银行(RBS)正与Facebook讨论其加入Libra协会的可能,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创新主管Kevin Hanley于7月9日确认与Facebook的谈判。

据百度百科显示,苏格兰皇家银行集团建于1727年,是英国最大的银行,在英国的法人、个人及海外银行业中排名第一。

早在2015年,苏格兰皇家银行就曾在内部实验自己的数字货币。该银行的技术、媒体及电信主管透露,RBS已经在各个银行之间建立并以自己的货币作为交易结算工具。


8、展望:Libra仍存变数


Libra白皮书发布至今可谓冰火两重天,一方面节点申请者络绎不绝,另一方面监管机构频频试压,增加了Libra的不确定性。

在近日递交给美国证监会(SEC)的季度报告中,Facebook提醒投资者,虽然计划明年推出加密货币Libra,但有很多因素可能阻止Libra如期推出,甚至可能导致Libra永远无法问世。

不仅如此,Libra协会现有成员的顾虑也埋下了隐患。6月26日,纽约时报记者Nathaniel Popper发文称,Libra协会中的一些合作伙伴仍在以谨慎态度接近Libra,其中七家公司的高管表示,他们通过签署并不具有约束力的协议加入了该项目,部分原因是他们知道自己没有义务使用或推广数字代币Libra,如果他们不喜欢代币的发展,可以很轻易地退出。

Facebook发言人Elka Looks为此在声明中表示,该公司计划“与创始成员进行全面的对话和讨论,并在未来几个月欢迎更多的成员加入”。“我们知道这需要时间,也并不简单,但只要我们一起努力,Libra的目标就能实现。”

Libra协会发言人Dante Disparte则表示,自Libra协会宣布成立以来,已经收到了大量有意成为会员的公司来信。他说,Libra协会很可能会制定一份名单,列出那些明年可以成为该协会100名首批成员的公司。

扎克伯格的表态也让节点申请者吃了一颗定心丸。在上周发布的公开信中,扎克伯格一再重申Libra将配合监管,承诺“Facebook和Libra协会都计划和监管机构合作,在Libra推出前解决所有的担忧。”这其实向公众传递了Libra要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

未来可以预见的是,还会有更多机构申请加入Libra协会,最终结果虽无法预料,但Libra依旧被寄予厚望,正如加密货币公司Bison Trails首席执行官Joe Lallouz所言:“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但仍有许多细节问题需要解决。”


参考文章:《Libra节点竞选热,是好生意还是作秀?》
文 | 文学 
出品 | 火星财经APP(ID:hxcj24h)

创立近8年的Blockchain钱包公司,这回要和币安、Coinbase死磕了 ?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7-31 14:25 • 来自相关话题

(图片来自:Blockchain.com)


Blockchain,这家比特币行业内历史最悠久(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之一,刚刚推出了自己的交易平台The PIT,根据介绍,这将是一个机构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其也将迎合散户市场。

根据其产品负责人Nicole Sherrod表示,这一托管式交易所可连接至其非托管(on-chain)钱包,并进行几乎即时的交易,而在未来两周内,该交易所将会上线26个交易对(主要涉及BTC、ETH、BCH、LTC、PAX、USDT及美元、欧元等法币)。

至今,Blockchain提供的钱包用户数显示已超过了4000万,尽管考虑到单个用户拥有多个钱包的可能,Blockchain依旧是行业内用户数最多的钱包之一。

我们简单地回顾下Blockchain公司的历史:

    2011年8月,比特币数据服务公司Blockchain.info正式成立;
    2013年12月,Blockchain.info收购ZeroBlock公司;
    2014年10月6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A轮3050万美元融资;
    2017年6月23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B轮4000万美元融资;


而在过去的几年里,这家区块链公司一直专注于钱包和浏览器服务,并未拓展其他业务线。

或许是这些业务不赚钱,又或许是因为交易所业务太赚钱,Blockchain最终还是转向了交易所业务,这与另一家美国公司Coinbase有着相似之处,只不过,Blockchain的转变要晚了4年多。

 
如何与币安(Binance)、Coinbase竞争?
 

有意思的是,Blockchain在推广自己的平台时,还特别提到了币安、Coinbase这两家头部交易所,并希望自己能够与它们形成竞争。

实际上,早在2014年初,币安创始人CZ曾担任过Blockchain钱包业务技术负责人,后转至交易所业务,并最终创立了币安。

而最初被认为是Blockchain竞争者的Coinbase,则早在2015年初时便选择推出了自己的交易所,此后将Blockchain一路甩开。

而如今币安和Coinbase均已发展成业内交易所赛道的标杆,Blockchain如何与他们竞争,显然是个大大的问号。

在谈及竞争力时,Blockchain负责人提到说:

    “平台将以“微秒”来衡量交易速度,就像传统的资产交易所那样。而在流动性方面,Blockchain已与全球做市商达成了协议,允许交易者随时与他人展开交易。”


对此说法,一位匿名行业专家表达了怀疑的看法,该人士表示,很多基础设施的性能“几乎不可能建模出来”,因此只有在“真实交易量”测试时,系统才能证明自己。

此外,Sherrod还补充说:

    “我们希望在整体客户体验方面展开竞争。”


从目前来看,Blockchain拥有的优势似乎并不足以使其对币安、Coinbase等平台构成威胁。

而只有时间才能证明Blockchain能否在激烈的交易所赛道占据一席之地,除了竞争因素之外,这里的监管成本也非常高昂。

Sherrod表示,Blockchain正在各个司法管辖区申请新的许可证,但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 你看好The PIT吗,说说你的看法吧。


消息来源:https://www.coindesk.com/bitcoins-largest-wallet-blockchain-just-launched-its-first-crypto-exchange
编译:洒脱喜 查看全部
201907310523557320.jpg

(图片来自:Blockchain.com)


Blockchain,这家比特币行业内历史最悠久(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之一,刚刚推出了自己的交易平台The PIT,根据介绍,这将是一个机构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其也将迎合散户市场。

根据其产品负责人Nicole Sherrod表示,这一托管式交易所可连接至其非托管(on-chain)钱包,并进行几乎即时的交易,而在未来两周内,该交易所将会上线26个交易对(主要涉及BTC、ETH、BCH、LTC、PAX、USDT及美元、欧元等法币)。

至今,Blockchain提供的钱包用户数显示已超过了4000万,尽管考虑到单个用户拥有多个钱包的可能,Blockchain依旧是行业内用户数最多的钱包之一。

我们简单地回顾下Blockchain公司的历史:


    2011年8月,比特币数据服务公司Blockchain.info正式成立;
    2013年12月,Blockchain.info收购ZeroBlock公司;
    2014年10月6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A轮3050万美元融资;
    2017年6月23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B轮4000万美元融资;



而在过去的几年里,这家区块链公司一直专注于钱包和浏览器服务,并未拓展其他业务线。

或许是这些业务不赚钱,又或许是因为交易所业务太赚钱,Blockchain最终还是转向了交易所业务,这与另一家美国公司Coinbase有着相似之处,只不过,Blockchain的转变要晚了4年多。

 
如何与币安(Binance)、Coinbase竞争?
 

有意思的是,Blockchain在推广自己的平台时,还特别提到了币安、Coinbase这两家头部交易所,并希望自己能够与它们形成竞争。

实际上,早在2014年初,币安创始人CZ曾担任过Blockchain钱包业务技术负责人,后转至交易所业务,并最终创立了币安。

而最初被认为是Blockchain竞争者的Coinbase,则早在2015年初时便选择推出了自己的交易所,此后将Blockchain一路甩开。

而如今币安和Coinbase均已发展成业内交易所赛道的标杆,Blockchain如何与他们竞争,显然是个大大的问号。

在谈及竞争力时,Blockchain负责人提到说:


    “平台将以“微秒”来衡量交易速度,就像传统的资产交易所那样。而在流动性方面,Blockchain已与全球做市商达成了协议,允许交易者随时与他人展开交易。”



对此说法,一位匿名行业专家表达了怀疑的看法,该人士表示,很多基础设施的性能“几乎不可能建模出来”,因此只有在“真实交易量”测试时,系统才能证明自己。

此外,Sherrod还补充说:


    “我们希望在整体客户体验方面展开竞争。”



从目前来看,Blockchain拥有的优势似乎并不足以使其对币安、Coinbase等平台构成威胁。

而只有时间才能证明Blockchain能否在激烈的交易所赛道占据一席之地,除了竞争因素之外,这里的监管成本也非常高昂。

Sherrod表示,Blockchain正在各个司法管辖区申请新的许可证,但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 你看好The PIT吗,说说你的看法吧。


消息来源:https://www.coindesk.com/bitcoins-largest-wallet-blockchain-just-launched-its-first-crypto-exchange
编译:洒脱喜

通往币安之路:DEX项目争上主站,IEO导流效果仅7天

市场pa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7-16 15:26 • 来自相关话题

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怎样的生态图景?



交易所作为为数字货币提供流动性的场所俨然已经处于“币圈”食物链顶端。在众多交易所中,币安在不到两年间里走在行业头部,成为一匹逆袭的黑马,一台无产地的“印钞机”。根据The Block分析师Larry Cermak的最新分析报告,币安6月的交易额将到史无前例地超过600亿美元,第二季度净利润可能超过1亿美元(约7亿人民币)。

币安单季度净利润已经超过部分A股部分城商行和证券公司,与西安银行的单季度(一季度)净利润一致,甚至还超过了比如青岛银行(5.07亿元)、紫金银行(2.92亿)、张家港行(4.74亿)、东北证券(5.68亿)、无锡银行(3.03亿)、浙商证券(2.73亿)、长城证券(2.92亿)。

但币安的野心远不止稳坐中心化交易所的头把交椅。今年4月,币安先后上线了Binance Chain(下文称“币安公链”)和Binance DEX(下文称“DEX”),并将BNB从以太坊切换到币安公链上。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公开表示DEX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也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最近如火如荼展开的DEX项目主站选拔活动似乎也表明了这种发展倾向。

币安仅仅是想大力发展DEX吗?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的生态图景进展如何?PAData从数据上的观察,喜忧参半。


Binance DEX项目或可免费上主站


年初重启Launchpad引领风潮之后,6月中旬,DEX又推出了一项主站选拔活动。此次活动将在6月20日至9月20日期间展开三轮,对每轮中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各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的项目予以退还上币费的优惠,并将符合要求的项目选送主站审核,项目通过审核后将可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截至7月5日,DEX上共有27个数字货币,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要求的项目共有11个,分别是ERD、SPNDB、AWC、UND、ANKR、RAVEN、LTO、CHZ、BOLT、COS、VRAB。

其中ERD是Launchpad项目Elrond的代币,已经登陆主站,没有必要参与选拔。另外CHZ、VRAB的上架日期都晚于6月20日,可能与新上线的BZNT、PVT、TOMOB一样,无法参与第一轮选拔。因此实际上,目前只有8个项目还有机会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能够免费上架币安主站,对很多项目而言都极具诱惑力,这意味着更大的流动性。截至7月5日,CoinMarketCap显示币安主站共上架了158个数字货币,形成512个交易对,币种间流动性高达3.24(相当于每个数字货币拥有3个交易对),每个数字货币日均交易量约为100万美元,即使是后25%的数字货币日交易量也能达到约38万美元。






而DEX上线不满3个月,流动性远远低于主站。27个数字货币都只能和BNB交易,统计日当天(7月5日)的日均交易量(中值)仅不到2万美元,当天交易量最大的ERD有约600万美元,但交易量第二的SPNDB就只有约60万美元的交易量,低于币安主站的平均水平。

如果DEX上的项目能成功突围登陆币安主站,在联动宣传之下可能会受到主站高流动性的辐射影响。但符合客观要求不难,难的是通过主站的审核。公告并未说明是否一定会有符合要求的项目登陆主站,也可能到头来只有DEX本身受到关注。


Launchpad为DEX的引流效果约持续7天


虽然DEX目前仅有27个数字货币,但等着排队上架DEX的资产并不在少数。根据Chain浏览器的数据,目前链上资产共有90种。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确认,7月6日至7月10日DEX已上新7种数字货币,按此速度,可交易币种将会迅速丰富。

但DEX的交易量暂未有明显起色。如果跟踪DEX多日的交易量就可以发现,其日交易量受到Launchpad项目的影响十分明显。

7月5日DEX的日总交易量达到约796万美元,7月8日总交易量依然有约781万美元,而7月10日的总交易已经萎缩至约391万美元,降幅显著。在以上观察的时间窗口内,交易量最大的两个项目分别是最新Launchpad的ERD和SPNDB。其中ERD的交易量随着Launchpad时间的推移而快速下降,7月5日Launchpad后3天,ERD的交易量约600万美元,7月8日Launchpad后6天,其交易量约462万美元,7月10日Launchpad后8天,其交易量仅有约5万美元。而这三天SPNDB的日交易量分别约为60万美元、114万美元和116万美元,变化幅度明显小于ERD。

虽然,7月5日到7月8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不能直接说明最新Launchpad项目ERD交易量下降导致了总交易量下降,因为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上涨弥合了一部分日总交易量的降幅。由于这个变量因素的存在,很难判断ERD下降的交易量是流失了还是转向了如SPNDB等DEX内的其他数字货币。






但7月8日到7月10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则能比较明确地指向Launchpad项目的导流效果最长不超过7天。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基本稳定在115万美元左右,2天内涨幅仅1.74%。但与此同时,ERD下跌的交易量与DEX下跌的总交易量基本吻合,2天内,ERD交易量下跌了约457万美元,DEX日总交易量下跌了约390万美元,基本可以认为ERD通过Launchpad带来的流量中绝大部分已经流失。

虽然Launchpad对DEX的引流效果有限,但仅上线3个月不到的DEX与同类产品相比,已经获得了不错的交易量。CoinMarketCap显示,7月10日币安DEX的日交易额约为391万美元,而以太坊上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IDEX也仅有约380万美元。币安主站广泛的用户基础也很难突破去中心化交易所用户规模的掣肘。

币安CGO(首席增长官)Ted Lin此前在接受PANews专访时表示,“交易大户并不会是首批转向DEX的群体。反而在散户方面,如果他们有一些自己的理解和想法,可能会选择去DEX上尝试做交易。无论方向是怎样的,只要有用户愿意选择自发的去DEX上交易,某些方面来说就是对DEX技术的肯定。在体验的流畅性上面来说,DEX其实也是非常完整的,只是说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之间的运行方法有所不同。”


Binance DEX为BNB提供的流动性有限


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对媒体表示,未来币安的交易、投资、媒体、慈善等业务都会落在币安公链上,而公链上最大的应用就是DEX,后者将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

从这一表态中不难看到币安公链、DEX、BNB这三者钩织了币安未来的战略蓝图。在这幅蓝图中,币安公链将成为基础,DEX是业务基石,为整个生态带来流动性并赋能BNB,而BNB将成为撬动整个生态的支点,为币安的业务扩展至支付、借贷等领域提供条件。

但从目前来看,DEX以当前的体量为BNB创造的流动性尚且十分有限。尽管DEX上的数字货币只能与BNB交易,但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DEX中BNB的交易量仅占BNB总交易量的2.81%,低于BKEX、Bit-Z、LBank、BitMax和DrangonEX,BNB的流动性依然主要靠币安主站来创造,54.29%的BNB来自币安主站。






虽然Launchpad使BNB除了是平台币以外,还能成为交易媒介。但从各交易对贡献的交易量来看,市场首先认为BNB是平台币,并且是业绩优秀的交易所的平台币,仅BNB/USDT的交易量就占BNB交易量的53.62%,仅16%的交易额来自除BTC以外的其他131个币币交易对。






此外,众所周知的是,中心化交易所的主要盈利来自交易手续费,但根据CoinGecko的统计,币安DEX的交易不收取手续费,但交易过程中使用币安公链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比如在订单薄交易模式下,发生Order Expire(Maker提交的订单没有被Taker选中需要销毁)时,用户需要支付0.0001BNB。

不少观点认为DEX是交易所未来的发展形态,那么对币安而言,如果DEX不能为BNB创造足够的流动性,使得BNB可以依托币安公链延伸到其他领域,撬动整个链上生态的话,那么币安的主营收入,甚至可持续发展都或将受到影响。在这个迁移的过程中,币安主站的交易业务将为其链上生态建构持续提供能量。 查看全部
aempb1e8wqroowt2!heading.jpg


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怎样的生态图景?




交易所作为为数字货币提供流动性的场所俨然已经处于“币圈”食物链顶端。在众多交易所中,币安在不到两年间里走在行业头部,成为一匹逆袭的黑马,一台无产地的“印钞机”。根据The Block分析师Larry Cermak的最新分析报告,币安6月的交易额将到史无前例地超过600亿美元,第二季度净利润可能超过1亿美元(约7亿人民币)。

币安单季度净利润已经超过部分A股部分城商行和证券公司,与西安银行的单季度(一季度)净利润一致,甚至还超过了比如青岛银行(5.07亿元)、紫金银行(2.92亿)、张家港行(4.74亿)、东北证券(5.68亿)、无锡银行(3.03亿)、浙商证券(2.73亿)、长城证券(2.92亿)。

但币安的野心远不止稳坐中心化交易所的头把交椅。今年4月,币安先后上线了Binance Chain(下文称“币安公链”)和Binance DEX(下文称“DEX”),并将BNB从以太坊切换到币安公链上。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公开表示DEX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也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最近如火如荼展开的DEX项目主站选拔活动似乎也表明了这种发展倾向。

币安仅仅是想大力发展DEX吗?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的生态图景进展如何?PAData从数据上的观察,喜忧参半。


Binance DEX项目或可免费上主站


年初重启Launchpad引领风潮之后,6月中旬,DEX又推出了一项主站选拔活动。此次活动将在6月20日至9月20日期间展开三轮,对每轮中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各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的项目予以退还上币费的优惠,并将符合要求的项目选送主站审核,项目通过审核后将可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截至7月5日,DEX上共有27个数字货币,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要求的项目共有11个,分别是ERD、SPNDB、AWC、UND、ANKR、RAVEN、LTO、CHZ、BOLT、COS、VRAB。

其中ERD是Launchpad项目Elrond的代币,已经登陆主站,没有必要参与选拔。另外CHZ、VRAB的上架日期都晚于6月20日,可能与新上线的BZNT、PVT、TOMOB一样,无法参与第一轮选拔。因此实际上,目前只有8个项目还有机会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能够免费上架币安主站,对很多项目而言都极具诱惑力,这意味着更大的流动性。截至7月5日,CoinMarketCap显示币安主站共上架了158个数字货币,形成512个交易对,币种间流动性高达3.24(相当于每个数字货币拥有3个交易对),每个数字货币日均交易量约为100万美元,即使是后25%的数字货币日交易量也能达到约38万美元。

rzkbmkak3all5r48!heading.jpg


而DEX上线不满3个月,流动性远远低于主站。27个数字货币都只能和BNB交易,统计日当天(7月5日)的日均交易量(中值)仅不到2万美元,当天交易量最大的ERD有约600万美元,但交易量第二的SPNDB就只有约60万美元的交易量,低于币安主站的平均水平。

如果DEX上的项目能成功突围登陆币安主站,在联动宣传之下可能会受到主站高流动性的辐射影响。但符合客观要求不难,难的是通过主站的审核。公告并未说明是否一定会有符合要求的项目登陆主站,也可能到头来只有DEX本身受到关注。


Launchpad为DEX的引流效果约持续7天


虽然DEX目前仅有27个数字货币,但等着排队上架DEX的资产并不在少数。根据Chain浏览器的数据,目前链上资产共有90种。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确认,7月6日至7月10日DEX已上新7种数字货币,按此速度,可交易币种将会迅速丰富。

但DEX的交易量暂未有明显起色。如果跟踪DEX多日的交易量就可以发现,其日交易量受到Launchpad项目的影响十分明显。

7月5日DEX的日总交易量达到约796万美元,7月8日总交易量依然有约781万美元,而7月10日的总交易已经萎缩至约391万美元,降幅显著。在以上观察的时间窗口内,交易量最大的两个项目分别是最新Launchpad的ERD和SPNDB。其中ERD的交易量随着Launchpad时间的推移而快速下降,7月5日Launchpad后3天,ERD的交易量约600万美元,7月8日Launchpad后6天,其交易量约462万美元,7月10日Launchpad后8天,其交易量仅有约5万美元。而这三天SPNDB的日交易量分别约为60万美元、114万美元和116万美元,变化幅度明显小于ERD。

虽然,7月5日到7月8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不能直接说明最新Launchpad项目ERD交易量下降导致了总交易量下降,因为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上涨弥合了一部分日总交易量的降幅。由于这个变量因素的存在,很难判断ERD下降的交易量是流失了还是转向了如SPNDB等DEX内的其他数字货币。

o7xd0fapdiduqzot!heading.jpg


但7月8日到7月10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则能比较明确地指向Launchpad项目的导流效果最长不超过7天。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基本稳定在115万美元左右,2天内涨幅仅1.74%。但与此同时,ERD下跌的交易量与DEX下跌的总交易量基本吻合,2天内,ERD交易量下跌了约457万美元,DEX日总交易量下跌了约390万美元,基本可以认为ERD通过Launchpad带来的流量中绝大部分已经流失。

虽然Launchpad对DEX的引流效果有限,但仅上线3个月不到的DEX与同类产品相比,已经获得了不错的交易量。CoinMarketCap显示,7月10日币安DEX的日交易额约为391万美元,而以太坊上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IDEX也仅有约380万美元。币安主站广泛的用户基础也很难突破去中心化交易所用户规模的掣肘。

币安CGO(首席增长官)Ted Lin此前在接受PANews专访时表示,“交易大户并不会是首批转向DEX的群体。反而在散户方面,如果他们有一些自己的理解和想法,可能会选择去DEX上尝试做交易。无论方向是怎样的,只要有用户愿意选择自发的去DEX上交易,某些方面来说就是对DEX技术的肯定。在体验的流畅性上面来说,DEX其实也是非常完整的,只是说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之间的运行方法有所不同。”


Binance DEX为BNB提供的流动性有限


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对媒体表示,未来币安的交易、投资、媒体、慈善等业务都会落在币安公链上,而公链上最大的应用就是DEX,后者将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

从这一表态中不难看到币安公链、DEX、BNB这三者钩织了币安未来的战略蓝图。在这幅蓝图中,币安公链将成为基础,DEX是业务基石,为整个生态带来流动性并赋能BNB,而BNB将成为撬动整个生态的支点,为币安的业务扩展至支付、借贷等领域提供条件。

但从目前来看,DEX以当前的体量为BNB创造的流动性尚且十分有限。尽管DEX上的数字货币只能与BNB交易,但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DEX中BNB的交易量仅占BNB总交易量的2.81%,低于BKEX、Bit-Z、LBank、BitMax和DrangonEX,BNB的流动性依然主要靠币安主站来创造,54.29%的BNB来自币安主站。

t5jof7rp7owu0l75!heading.jpg


虽然Launchpad使BNB除了是平台币以外,还能成为交易媒介。但从各交易对贡献的交易量来看,市场首先认为BNB是平台币,并且是业绩优秀的交易所的平台币,仅BNB/USDT的交易量就占BNB交易量的53.62%,仅16%的交易额来自除BTC以外的其他131个币币交易对。

li6fn8lo56tfgltp!heading.jpg


此外,众所周知的是,中心化交易所的主要盈利来自交易手续费,但根据CoinGecko的统计,币安DEX的交易不收取手续费,但交易过程中使用币安公链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比如在订单薄交易模式下,发生Order Expire(Maker提交的订单没有被Taker选中需要销毁)时,用户需要支付0.0001BNB。

不少观点认为DEX是交易所未来的发展形态,那么对币安而言,如果DEX不能为BNB创造足够的流动性,使得BNB可以依托币安公链延伸到其他领域,撬动整个链上生态的话,那么币安的主营收入,甚至可持续发展都或将受到影响。在这个迁移的过程中,币安主站的交易业务将为其链上生态建构持续提供能量。

加密交易所的新战场:高频交易

市场odaily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9 12:25 • 来自相关话题

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



一些加密货币交易所正在“悄悄地”为高频交易(High-Frequency Trading)铺上了红地毯,也让不少交易员蠢蠢欲动。 

(星球君 o-daily 注:高频交易是指从那些人们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计算机化交易,比如,某种证券买入价和卖出价差价的微小变化,或者某只股票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微小价差。这种交易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有些交易机构将自己的“服务器群组”(server farms)安置到了离交易所的计算机很近的地方,以缩短交易指令通过光缆以光速旅行的距离。)

总部设在新加坡的火币和总部位于芝加哥的 ErisX 都开始提供主机托管服务,其中客户的服务器与交易所的服务会将会放置在同一设施或同一云端,这样一来,交易者和投资者就能以更快的速度来执行交易,继而在交易市场里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 

不仅如此,“双子星”(Gemini)交易所现在也加入到了高频交易服务领域,他们是首批在纽约获得加密托管服务许可的交易所之一,而且即将在芝加哥开始分部。 

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都没有对高频交易服务收取费用,这似乎与交易所一贯做法有所不同。在 Huobi Russia 莫斯科客户办公室里,该交易所当地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略带自豪地说道:

    “这是我们的竞争优势。”


可以肯定的是,高频交易在加密货币行业中的应用依然比较少,从历史状况来看,高频交易一直由个体交易者主导,但最近这种交易模式开始吸引对冲基金和家族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兴趣。

但是对于交易所来说,高频交易一直是传统金融市场里颇具争议的做法,但现在也开始逐渐进入加密货币行业。不可否认是,机器人交易从“头门沟”Mt.Gox 交易所开始就已经存在,但如今的主机托管却将算法交易带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水平。

Eric Wall 是 Coinnober 公司前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负责人,该公司已经被纳斯达克收购,他表示:

    “高频交易是一项大业务,每一家交易所运营商都逃不掉这个话题,而且有些加密货币交易所已经透露有华尔街公司正在与他们接触探索高频交易的可能性了。”


但 Eric Wall 认为,目前绝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还没有为高频交易需求做好充分准备,对于专注于散户投资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而言,高频交易仍是一个非常新的概念,同时也缺乏经验。


每天80万笔交易


按照  Huobi Russia 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的说法,自从 Huobi 俄罗斯办事处开设的六个月时间以来,已经有大约 50 个客户利用了其主机托管服务,将自己的服务器和 Huobi 的服务器置于同一个云端,而且使用相同的域名服务(DNS)作为交换机。这样一来,客户的交易速度将比其他用户快 70 至 100 被,Andrey Grachev 说道:

    “我们有一个客户每天会进行大约80万笔交易,而且这样的客户正变得越来越多。”


与使用云端服务器的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不同,ErisX 拥有一个专属的硬件批评引擎,该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透露,这个引擎被部署在位于新泽西州锡考克斯的Equinix数据中心里,而类似的匹配引擎基本上都会被部署在传统交易所、经纪公司或交易公司里,因此在数据中心里搭建服务器的交易者可以直接连接到ErisX的匹配引擎上。(ErisX在今年四月推出了多个加密货币现货交易所,最近又获得了监管机构批准开展期货业务)

“双子星”交易所(Gemini)成立于 2014 年,两位联合创始人是 CameronWinklevoss 和 Tyler Winklevoss 兄弟,他们也在 Equinix 部署了自己的主要交易平台并提供主机托管服务。根据“双子星”交易所官方网站透露,该交易所计划很快在Equinix的芝加哥数据中心提供另一个托管服务,并为多个证券交易所及其高频交易客户保留其硬件。

“双子星”交易所运营总经理 Jeanine Hightower-Sellitto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将会提供多种连接选项,以满足客户的需求,而且为客户提供的每种选择都是免费的。

不过,美国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在高频交易服务里似乎有些奇怪,他们今年关闭了芝加哥分部,而该部门一直致力于为包括主机托管在内的高频交易商提供服务。有消息称,Coinbase 当时之所以关闭该业务是为了优先提供其他机构服务。

Coinbase 公司拒绝对此时发表评论,但不知是否是巧合,刚刚在芝加哥开设办事处的“双子星”交易所却“挖来了” Coinbase 的一些前雇员。


有争议的做法


你会发现,很多加密货币交易所似乎开始探索高频交易业务了,但由于华尔街不光彩的历史,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会带来、甚至加剧不透明和不稳定等问题。

正如美国当代报告文学作家、知名财经记者、《大空头》原著者 Michael Lewis 在他的《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所说,算法股票交易员将他们的服务器放置于交易所附近,以获得比其他投资者更快的交易速度,能够在不到一秒时间内在市场中套利。

Michael Lewis 一阵见血地指出了高频交易的问题所在,在一些市场中,一些参与者的交易速度是普通用户的几百倍,他们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结果导致那些“非算法交易者“只能在较低的价格区间做选择。

此外,根据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2011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高频交易的另一个问题是会大大增加市场波动性。以 2010 年 5 月 6 日为例,当日美国大量股票价格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出现了大幅下跌和大幅回升,继而引发了所谓的“闪电崩盘“(Flash Crash),将普通交易者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像高频交易者那样做出快速反应,而高频交易者却能在这样的短时大幅波动中套利。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在 2012 年也指出,由于高频交易引发的技术故障导致企业损失了数亿美元资金,而且一些高频交易公司甚至还拥有交易所的股权。


市场正在变得越来越成熟


这里我们不得不提一个人,他就是 ErisX 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Matthew Trudeau 是知名股票交易所 IEX 的早期员工,也是《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提到的高频交易英雄,他一直认为高频套利和自动交易可以使市场受益。

Matthew Trudeau 认为,高频交易者正在帮助缩小不同交易所之间的价差,并使市场更有效率——包括加密市场,他说道:

    “这种现象在其他资产类别中已经发生,因为交易变得更加电子化和自动化,继而让做市商和套利者能够更有效地进行交易,从而改善价格形成、价格发现和流动性,套利机会也因此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少,这表明市场更加高效和成熟。”


然而对于高频交易来说,重要的是交易所和高频交易者需要基于市场披露的优惠条款达成交易,做到公开透明。对此,Matthew Trudeau 指出,以 ErisX 交易所为例,它为客户提供了透明、标准化的定价和连接选择,所有客户都使用相同的访问和费用条款。

另一家交易所 Huobi 也在努力确保所有客户在公平的环境中竞争,该交易所全球销售和机构业务负责人Lester Li 表示:

    “Huobi 的用户知道我们会监控任何滥用交易活动,我们还会不断提醒用户交易总会存在风险,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强烈建议用户在他们的可承受范围内进行交易并注意有可能涉及到的各种风险。”



保护散户投资者


不可否认,并非所有的交易所都能让“算法交易员“做到合规。

LGO Markets 是一家针对机构客户的小型交易所,今年年初刚刚成立,他们的做法与高频交易恰好相反——故意放慢每个人的交易速度。该交易所首席执行官 Hugo Renaudin 表示:

    “在进行高频交易匹配之前,订单会被分批手机,每批次的哈希值都会在比特币区块链中被记录——每个批次大约需要 500 毫秒才能形成,因此这可以作为交易的“减速带”。也能让每个交易者对平台活动获得相同的反馈。”


Kraken 交易所工程副总裁 Steve Hunt 也认为交易所并没有特殊对待高频交易客户,他解释说:

    “我们希望所有的客户都可以平等地在我们的平台上交易。”


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透露,他们暂时不会考虑提供主机托管服务,该交易所客户经理 Anatoly Kondyakov 在莫斯科举行的“精英投资者”聚会上告诉与会者,币安做出这一决定主要有两个理由:

    首先,币安希望保护散户投资人;

    其次,主机托管意味着要在某些特定司法管辖区内的“官方存在”,而币安目前不愿意这么做。



现在加密市场引入高频交易是不是太快了?


有些人认为,加密市场目前与传统金融行业之间的差距较大,因此向高频交易者提供托管服务会更有意义。旧金山交易所 OKCoin 金融市场主管 Wilfred Daye 表示:

    “现阶段,加密市场结构仍在发展,如果和股票和外汇市场相比的话,加密货币市场中其实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高频交易。从传统市场进入加密市场的交易者确实有主机托管需求,但这个问题基本上是一次性的,而不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所以 OKcoin 不会提供此服务。”


市场数据平台 Coinroute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David Weisberger 对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持怀疑态度,他的理由是:加密市场是去中心化且高度波动性的,以至于一些能够在股票上发挥作用的“套路”在比特币上无效。David Weisberger 认为高频交易前端运行的概念与加密货币关系不大,而且不同加密货币交易所之间的价格差异远大于传统证券市场,他解释说:

    “在期货或股票中,最小报价变化相对较大,差价的出价报价通常也很稳定,你往往能以相同的价格提供大量报价。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价格发生变化,很快就会出现在队列的前面,而那些队列前面的那些订单是有利可图的,后面的订单可能就无法获得太多利润。而在加密市场中,价格变化非常小,因此并不需要使用高频交易。”


此外,加密货币交易所分散在世界各地,即便你的服务器与一家交易所合并,同样需要等待几秒时间才能让币安这样的大交易所完成交易数据更新。

David Weisberger 认为,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他最后说道:

    “将军们总是花时间思考怎么把上一场仗打好,投资者也总是希望之前的经济周期能够再次出现,人们总是愿意做自己习惯的事情。”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high-frequency-trading-is-new-battleground-in-crypto-exchange-race, Coindesk
作者:Anna Baydakova
译者:Moni  查看全部
7c0ltobkeabgr9hv.jpg!heading_.jpg


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




一些加密货币交易所正在“悄悄地”为高频交易(High-Frequency Trading)铺上了红地毯,也让不少交易员蠢蠢欲动。 

(星球君 o-daily 注:高频交易是指从那些人们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计算机化交易,比如,某种证券买入价和卖出价差价的微小变化,或者某只股票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微小价差。这种交易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有些交易机构将自己的“服务器群组”(server farms)安置到了离交易所的计算机很近的地方,以缩短交易指令通过光缆以光速旅行的距离。)

总部设在新加坡的火币和总部位于芝加哥的 ErisX 都开始提供主机托管服务,其中客户的服务器与交易所的服务会将会放置在同一设施或同一云端,这样一来,交易者和投资者就能以更快的速度来执行交易,继而在交易市场里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 

不仅如此,“双子星”(Gemini)交易所现在也加入到了高频交易服务领域,他们是首批在纽约获得加密托管服务许可的交易所之一,而且即将在芝加哥开始分部。 

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都没有对高频交易服务收取费用,这似乎与交易所一贯做法有所不同。在 Huobi Russia 莫斯科客户办公室里,该交易所当地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略带自豪地说道:


    “这是我们的竞争优势。”



可以肯定的是,高频交易在加密货币行业中的应用依然比较少,从历史状况来看,高频交易一直由个体交易者主导,但最近这种交易模式开始吸引对冲基金和家族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兴趣。

但是对于交易所来说,高频交易一直是传统金融市场里颇具争议的做法,但现在也开始逐渐进入加密货币行业。不可否认是,机器人交易从“头门沟”Mt.Gox 交易所开始就已经存在,但如今的主机托管却将算法交易带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水平。

Eric Wall 是 Coinnober 公司前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负责人,该公司已经被纳斯达克收购,他表示:


    “高频交易是一项大业务,每一家交易所运营商都逃不掉这个话题,而且有些加密货币交易所已经透露有华尔街公司正在与他们接触探索高频交易的可能性了。”



但 Eric Wall 认为,目前绝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还没有为高频交易需求做好充分准备,对于专注于散户投资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而言,高频交易仍是一个非常新的概念,同时也缺乏经验。


每天80万笔交易


按照  Huobi Russia 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的说法,自从 Huobi 俄罗斯办事处开设的六个月时间以来,已经有大约 50 个客户利用了其主机托管服务,将自己的服务器和 Huobi 的服务器置于同一个云端,而且使用相同的域名服务(DNS)作为交换机。这样一来,客户的交易速度将比其他用户快 70 至 100 被,Andrey Grachev 说道:


    “我们有一个客户每天会进行大约80万笔交易,而且这样的客户正变得越来越多。”



与使用云端服务器的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不同,ErisX 拥有一个专属的硬件批评引擎,该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透露,这个引擎被部署在位于新泽西州锡考克斯的Equinix数据中心里,而类似的匹配引擎基本上都会被部署在传统交易所、经纪公司或交易公司里,因此在数据中心里搭建服务器的交易者可以直接连接到ErisX的匹配引擎上。(ErisX在今年四月推出了多个加密货币现货交易所,最近又获得了监管机构批准开展期货业务)

“双子星”交易所(Gemini)成立于 2014 年,两位联合创始人是 CameronWinklevoss 和 Tyler Winklevoss 兄弟,他们也在 Equinix 部署了自己的主要交易平台并提供主机托管服务。根据“双子星”交易所官方网站透露,该交易所计划很快在Equinix的芝加哥数据中心提供另一个托管服务,并为多个证券交易所及其高频交易客户保留其硬件。

“双子星”交易所运营总经理 Jeanine Hightower-Sellitto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将会提供多种连接选项,以满足客户的需求,而且为客户提供的每种选择都是免费的。

不过,美国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在高频交易服务里似乎有些奇怪,他们今年关闭了芝加哥分部,而该部门一直致力于为包括主机托管在内的高频交易商提供服务。有消息称,Coinbase 当时之所以关闭该业务是为了优先提供其他机构服务。

Coinbase 公司拒绝对此时发表评论,但不知是否是巧合,刚刚在芝加哥开设办事处的“双子星”交易所却“挖来了” Coinbase 的一些前雇员。


有争议的做法


你会发现,很多加密货币交易所似乎开始探索高频交易业务了,但由于华尔街不光彩的历史,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会带来、甚至加剧不透明和不稳定等问题。

正如美国当代报告文学作家、知名财经记者、《大空头》原著者 Michael Lewis 在他的《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所说,算法股票交易员将他们的服务器放置于交易所附近,以获得比其他投资者更快的交易速度,能够在不到一秒时间内在市场中套利。

Michael Lewis 一阵见血地指出了高频交易的问题所在,在一些市场中,一些参与者的交易速度是普通用户的几百倍,他们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结果导致那些“非算法交易者“只能在较低的价格区间做选择。

此外,根据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2011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高频交易的另一个问题是会大大增加市场波动性。以 2010 年 5 月 6 日为例,当日美国大量股票价格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出现了大幅下跌和大幅回升,继而引发了所谓的“闪电崩盘“(Flash Crash),将普通交易者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像高频交易者那样做出快速反应,而高频交易者却能在这样的短时大幅波动中套利。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在 2012 年也指出,由于高频交易引发的技术故障导致企业损失了数亿美元资金,而且一些高频交易公司甚至还拥有交易所的股权。


市场正在变得越来越成熟


这里我们不得不提一个人,他就是 ErisX 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Matthew Trudeau 是知名股票交易所 IEX 的早期员工,也是《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提到的高频交易英雄,他一直认为高频套利和自动交易可以使市场受益。

Matthew Trudeau 认为,高频交易者正在帮助缩小不同交易所之间的价差,并使市场更有效率——包括加密市场,他说道:


    “这种现象在其他资产类别中已经发生,因为交易变得更加电子化和自动化,继而让做市商和套利者能够更有效地进行交易,从而改善价格形成、价格发现和流动性,套利机会也因此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少,这表明市场更加高效和成熟。”



然而对于高频交易来说,重要的是交易所和高频交易者需要基于市场披露的优惠条款达成交易,做到公开透明。对此,Matthew Trudeau 指出,以 ErisX 交易所为例,它为客户提供了透明、标准化的定价和连接选择,所有客户都使用相同的访问和费用条款。

另一家交易所 Huobi 也在努力确保所有客户在公平的环境中竞争,该交易所全球销售和机构业务负责人Lester Li 表示:


    “Huobi 的用户知道我们会监控任何滥用交易活动,我们还会不断提醒用户交易总会存在风险,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强烈建议用户在他们的可承受范围内进行交易并注意有可能涉及到的各种风险。”




保护散户投资者


不可否认,并非所有的交易所都能让“算法交易员“做到合规。

LGO Markets 是一家针对机构客户的小型交易所,今年年初刚刚成立,他们的做法与高频交易恰好相反——故意放慢每个人的交易速度。该交易所首席执行官 Hugo Renaudin 表示:


    “在进行高频交易匹配之前,订单会被分批手机,每批次的哈希值都会在比特币区块链中被记录——每个批次大约需要 500 毫秒才能形成,因此这可以作为交易的“减速带”。也能让每个交易者对平台活动获得相同的反馈。”



Kraken 交易所工程副总裁 Steve Hunt 也认为交易所并没有特殊对待高频交易客户,他解释说:


    “我们希望所有的客户都可以平等地在我们的平台上交易。”



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透露,他们暂时不会考虑提供主机托管服务,该交易所客户经理 Anatoly Kondyakov 在莫斯科举行的“精英投资者”聚会上告诉与会者,币安做出这一决定主要有两个理由:


    首先,币安希望保护散户投资人;

    其次,主机托管意味着要在某些特定司法管辖区内的“官方存在”,而币安目前不愿意这么做。




现在加密市场引入高频交易是不是太快了?


有些人认为,加密市场目前与传统金融行业之间的差距较大,因此向高频交易者提供托管服务会更有意义。旧金山交易所 OKCoin 金融市场主管 Wilfred Daye 表示:


    “现阶段,加密市场结构仍在发展,如果和股票和外汇市场相比的话,加密货币市场中其实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高频交易。从传统市场进入加密市场的交易者确实有主机托管需求,但这个问题基本上是一次性的,而不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所以 OKcoin 不会提供此服务。”



市场数据平台 Coinroute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David Weisberger 对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持怀疑态度,他的理由是:加密市场是去中心化且高度波动性的,以至于一些能够在股票上发挥作用的“套路”在比特币上无效。David Weisberger 认为高频交易前端运行的概念与加密货币关系不大,而且不同加密货币交易所之间的价格差异远大于传统证券市场,他解释说:


    “在期货或股票中,最小报价变化相对较大,差价的出价报价通常也很稳定,你往往能以相同的价格提供大量报价。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价格发生变化,很快就会出现在队列的前面,而那些队列前面的那些订单是有利可图的,后面的订单可能就无法获得太多利润。而在加密市场中,价格变化非常小,因此并不需要使用高频交易。”



此外,加密货币交易所分散在世界各地,即便你的服务器与一家交易所合并,同样需要等待几秒时间才能让币安这样的大交易所完成交易数据更新。

David Weisberger 认为,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他最后说道:


    “将军们总是花时间思考怎么把上一场仗打好,投资者也总是希望之前的经济周期能够再次出现,人们总是愿意做自己习惯的事情。”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high-frequency-trading-is-new-battleground-in-crypto-exchange-race, Coindesk
作者:Anna Baydakova
译者:Moni 

2019半年复盘:极夜、暖春、盛夏以及最美的期待

市场xco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1 11:06 • 来自相关话题

短短半年,我们走出熊市,迎来了新一轮小牛。6个月间,有绚烂的烟火,也不缺遗憾的泪水,从比特币到以太坊,从孙宇晨到比特大陆,小葱带你一文看尽过去181天币圈发生了什么。



短短半年时间,甚至都没感受到明显的季节更替,市场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8年一整年的熊市让市场情绪在去年年底彻底坠至谷底,比特币自20000美元一路走低,并在去年12月中旬跌到了3100附近,并就此启动了长达三个多月的极端弱势区间内的横盘震荡,而2019年整个第一季度,市场都一直沉浸在这种看不到未来的“极夜”状况之中。

不过也正是在这种市场情绪几乎将至冰点的状况下,新的变局在今年二季度的第二天,出现了。

北京时间4月2日中午12:00,比特币价格自4180美元附近快速启动,行情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快速飙涨至5000美元一线,国内投资者午觉醒来看到的近20%涨幅,正式拉开了今年上半年小牛市的大幕。而在昨天凌晨,比特币价格盘中最高一度触及14000美元一线,价格在不到三个月时间里涨近10000美元,涨幅超过200%。

在比特币持续发力的同时,数字货币市场高联动性的特性直接带动其他主流币种在过去一段时间里迎来了新一轮普涨行情,如文初热力图所示,市值靠前的币种今年上半年平均涨幅几乎达到了100%以上水平,这种集体翻倍的市场表现,让压抑了许久的市场情绪快速爆发,同时也让数字货币这个新兴市场又一次回到了聚光灯下。


最大收获:平台币板块快速成熟


除比特币以外,热力图中BNB以及HT两大平台币表现非常抢眼,BNB自今年年初以来取得了超500%的惊人涨幅,而HT表现相对较弱,但是也跑赢了BTC,并取得了超250%的半年涨幅。因此平台币板块在上半年取得可观涨幅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巩固了自身板块的“独立性”。

从传统概念上理解,主流币种,甚至说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基本上都与比特币保持高度正相关运行。而这种状况在去年的熊市过程中不断得以“验证”,而这种联动性并不是什么“好消息”,直接导致市场丰富度有所下降,而这就会使得数字资产配置很难有效进行风险控制,毕竟如若市场上所有币种全部同涨同跌,那么进行分批配置将不具有真正的价值和意义。

不过在今年上半年的普涨过程中,BNB与HT的上涨节奏与BTC其实并不是非常一致,这两大最具代表性的平台币基本保持同涨同跌的情况下,与以BTC为代表的主流币种之间节奏在短周期图形中有非常明显的差异化体现。而在短期内市场出现大幅回调的过程中,HT几乎没有任何下跌跟进的强势表现让市场的偏强姿态更是进一步巩固了这一观点。

由此可见,主流交易所平台币正在快速进化为数字资产配置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一定比例的配置目前看来能够实现在比特币引领大部分主流币种普跌时控制风险。


最不一样的烟火:IEO


今年上半年,IEO火了,火的非常彻底。

币安在2017年推出的Launchpad平台在沉寂了一年多之后,在今年上半年的重启几乎在一瞬间引爆了整个市场,BTT、FET两个项目瞬间完成众筹后。IEO神话就此扬帆起航,Bittrex、火币、OKEx等主流交易所纷纷推出了自己的IEO平台,而项目上线后的抢眼表现让这把火越烧越旺,截至六月初,币安交易所IEO上线后平均收益率高达501%,OKEx IEO平均收益率272%,火币IEO平均收益率也达到了186%。

IEO这个“玩法”,简单来说就是项目方只需要得到交易所的认可,就可以在交易所内进行众筹,而投资者可以用平台币参与众筹购买代币,众筹完毕之后项目即可在交易平台上线。因此,交易所相当于把项目方的工作一站式完成了。

以前交易所在市场中更多起到一个中介作用,简单连接投资人和项目方,但现在交易所通过IEO平台,瞬间站到了项目方、投资人社群的生态链顶端,通过自家平台币衔接,成为了交易生态中的王者。这也就是为何交易所对于IEO如此推崇的主要原因,甚至没有之一。

但是这场无比绚烂的“烟火表演”,真的是长久之计吗?

实际上,IEO是人们对市场的信任消耗光了以后,将仅剩的一点信任转嫁给了头部交易所,交易所成了项目背书和站台人的角色。其实,IEO的风险并没有消失。因为项目还是那一批项目,不同的是以交易所为背书进行了一次筛选,但依旧是高风险的区块链项目。

而这也就会导致一旦项目出现破发等问题,投资者“质疑”的目标就会从项目方转嫁到区块链生态顶端的交易所。因此对于头部交易所来说,IEO实则非常危险,是一个“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残酷游戏。

而正是因为交易所逐渐意识到这一风险后,爆发之初的疯狂态势很快平息,随着最近一段时间主流币种纷纷走强,IEO的关注度遭到进一步分散转移,头部交易所上线IEO项目的频率也大大放缓,就此,上半年IEO的疯狂演出,已经几近落幕。


最美的期待:BTC,真正的挑战刚刚到来


经历了最近两个月的快速上涨后,BTC目前已经顺利站上了10000美元整数关口,不过在过去几个交易日内,行情的单边上涨势头出现了明显的停滞迹象,价格短暂触及14000一线未果后并未能够顺利实现上破,并在短时间内快速回探至10000附近。

不过在近几个交易日内BTC一直围绕在11500这一关键位置附近震荡反复,其实并不令人意外,也仍然让上半年的小牛市继续保持留下了一线生机。

11500位置,恰好是BTC自2017年年底历史高点跌至去年年底3100附近低点这波长达一整年的下跌波段反抽半分位关键阻力位置。与此同时,该区域还存在去年二月底至三月初两波反弹高点重叠。因此该位置的技术参考价值非常可观。

而BTC短期内在该位置附近的盘整其实还是在对于这一阻力遭到突破后转化成的支撑进行企稳判定。而价格并未在14000关口受挫后的急跌过程中迅速跌穿11500位置,也让上半年的单边上涨势头有望继续保持,而真因为此,如若BTC能够在最近一段时间的日线收线,以及周线收线等等节点连续确认这一支撑守稳不破,后市进一步上涨的空间将仍然存在。

就当前技术形态来看,如若行情在对于11500一线的试探过程中多方防线崩溃,那么在未来几个月内BTC或将回归到8000-12000这一区间内宽幅震荡的状况之中,BTC上半年的小牛料将到此为止。而如若BTC能够完成对于14000整数关口的进一步向上突破,价格将进入到一个技术阻力相对稀缺的区域,更强阻力有望直接上看至16000-17000区域,而这无疑也将成为今年下半年“最美的期待”


上半年这十件大事,一定不能忘


2019上半年即将过去。在币圈摸爬滚打的各位玩家,还有几位能记得被刷屏的焦点事件?又还有几位能回忆起被热搜的有料新闻。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不记得太正常,只怪时代变化太快,注意力记忆力实在又太有限。小葱年中敲黑板划重点:上半年知道这十件事,币圈的信息储备就够了。


一、以太坊“君士坦丁堡硬分叉”被延期

1月16日,市场预热已久的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升级爆出新安全漏洞,导致该计划继去年十月Ropsten测试网上线出现问题后再度遭到推迟。

3月1日,以太坊区块高度达到7280000,君士坦丁堡及圣彼得堡升级启动。同时通过Geth和Parity节点观察到在区块高度7280000之后出块稳定,这说明以太坊硬分叉已经成功。

在启动升级之后,以太坊前15个区块在5分钟内被打包。区块奖励已降至两个ETH,日减产量随之降低。升级后,以太坊价格波动不大。


二、摩根大通将发行加密货币JPM Coin

2月16日,摩根大通表示即将推出加密货币“JPM Coin”,几个月内会启动测试。最初该代币将用于实时结算批发支付业务客户之间的一小部分交易。此外,只有获得监管机构批准的主要机构客户才可使用该代币。

JPM Coin非常类似于目前市场上的稳定币,因为每个代币将代表一美元。客户存款后,摩根大通将发行代币,而客户在区块链上使用代币付款或购买证券后,银行将销毁代币并退回等值美元。

摩根大通认为,JPM Coin将可用于三个领域:大型企业客户的国际支付、证券交易以及使用摩根大通资金业务的大型企业。


三、国内首批区块链备案名单出炉

3月31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网公布了第一批共197个区块链信息服务名称及备案编号,涉及到164家公司。

被认为是互联网巨头的“BATJ”(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等多家知名公司都在备案名单之中。

从地域来看,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北京获得的备案数量最多,其次是广东和上海。

区块链备案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区块链行业走向更加规范化,但并不完全意味着对网信办企业的认可和肯定,更多的是一个“报名”和记录。


四、比特大陆“梦碎”港交所

3月26日,港交所披露信息显示,矿机巨头“比特大陆”招股书已失效,意味着赴港上市暂时无望。

这加上此前已经失效的“嘉楠耘智”、失效并再次提交申请的“亿邦国际”,世界三大矿机厂商的港交所初次IPO之路均以失败告终。

6 月 21 日,外媒透露比特大陆正在重启 IPO 计划,准备在今年下半年尽快赴美上市,IPO 融资目标在 3 亿至 5 亿美元。


五、Bitfinex深陷司法丑闻

4月25日,纽约总检察长Letia James宣布,她的办公室获得法院命令,责成Bitfinex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运营商iFinex Inc.和“tether”虚拟货币发行人Tether Limited及其相关实体立刻停止继续违反纽约法律的活动。

James指控,“我们的调查已经确定‘Bitfinex’交易平台的运营商,他们控制着‘tether’虚拟货币,他们通过混合客户和公司资金的方式,掩盖自己8.5亿美元的损失。”


六、富达将推出针对机构投资者的比特币交易服务

5月6日,富达集团旗下的 Fidelity Digital Assets 将在最近几周推出比特币交易服务,此交易服务将面对机构投资者,而非散户。

Fidelity Digital Assets 目前已经开始提供加密货币托管服务,仅邀请个别选定的客户。

富达发言人Arlene Roberts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我们目前在平台上支持一些精选的客户。会根据客户的需要、司法管辖区及其他因素,在未来数周及数月继续推出我们的服务。目前,服务重点是比特币。”


七、“币安”被黑客攻击 7000多枚比特币被盗

5月8日凌晨,世界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发生黑客攻击事件,丢失7074枚比特币,价值约4100万美元。

黑客这种切割转账活动或是用于向其他方支付,或是企图扰乱资金来源,以便成功洗钱套现。而分散后的部分资金很可能已被成功抛售套现。

比特币被盗一经传出,不足一小时,比特币价格大跌3%,市值蒸发27亿美元。币安共有35万枚比特币,被盗的7000枚BTC约占币安BTC总持股量的2%。


八、币圈90后孙宇晨创纪录拍下巴菲特午餐

6月1日,90后波场TRON创始人、BitTorrent CEO孙宇晨以4567888美元的天价创纪录拍下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

孙宇晨此前曾表达想邀请币圈大佬吴忌寒、赵长鹏、李林等人共同赴宴的想法,但赵长鹏已谢绝,李林则称委派高管参加。

而随着孙宇晨高调上热搜,他5年前与搜狗CEO王小川的旧事被重新拿出来热炒。当时,王小川对孙宇晨的评价为“骗子”。


九、Facebook发加密货币Libra

6月18日, Facebook发布了名为“Libra”的加密货币的项目白皮书,引发全球广泛关注。

根据白皮书, Libra采用联盟链架构,已经与包括投资机构、区块链、社交媒体、通讯公司、电子商务、共享出行、非营利组织、音乐、旅行、支付等多个领域的29家机构取得合作,

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Libra出现之后,马化腾就迅速表示,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

美国众议院官员要求Facebook在有关部门审查之前停止发行Libra;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则表示不担心Libra会取代法定货币。


十、比特币归来!再次站上1万美元

6月21日,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再次突破1万美元大关。2017年12月早些时候,在加密货币“泡沫”破裂之前,比特币价格曾飙升140%,达到19511美元的历史高点。

自今年年初以来,比特币价格已经飙升了173%,过去一个月的涨幅超过27%。2019年前4个月的交易价格在3000美元至4000美元之间。

2016年末至2018年间,比特币价格从区区几百美元飙升至逾2万美元,在2017年12月达到历史最高峰后,又大幅回落;仅2018年,比特币价格就下跌了74%,并在2018年12月的时候触及约3100美元的近期低点。


作者 | 于文帅、胡琛 查看全部
520d6f6c-6e2f-4049-9909-3a8e441962fd.jpg


短短半年,我们走出熊市,迎来了新一轮小牛。6个月间,有绚烂的烟火,也不缺遗憾的泪水,从比特币到以太坊,从孙宇晨到比特大陆,小葱带你一文看尽过去181天币圈发生了什么。




短短半年时间,甚至都没感受到明显的季节更替,市场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8年一整年的熊市让市场情绪在去年年底彻底坠至谷底,比特币自20000美元一路走低,并在去年12月中旬跌到了3100附近,并就此启动了长达三个多月的极端弱势区间内的横盘震荡,而2019年整个第一季度,市场都一直沉浸在这种看不到未来的“极夜”状况之中。

不过也正是在这种市场情绪几乎将至冰点的状况下,新的变局在今年二季度的第二天,出现了。

北京时间4月2日中午12:00,比特币价格自4180美元附近快速启动,行情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快速飙涨至5000美元一线,国内投资者午觉醒来看到的近20%涨幅,正式拉开了今年上半年小牛市的大幕。而在昨天凌晨,比特币价格盘中最高一度触及14000美元一线,价格在不到三个月时间里涨近10000美元,涨幅超过200%。

在比特币持续发力的同时,数字货币市场高联动性的特性直接带动其他主流币种在过去一段时间里迎来了新一轮普涨行情,如文初热力图所示,市值靠前的币种今年上半年平均涨幅几乎达到了100%以上水平,这种集体翻倍的市场表现,让压抑了许久的市场情绪快速爆发,同时也让数字货币这个新兴市场又一次回到了聚光灯下。


最大收获:平台币板块快速成熟


除比特币以外,热力图中BNB以及HT两大平台币表现非常抢眼,BNB自今年年初以来取得了超500%的惊人涨幅,而HT表现相对较弱,但是也跑赢了BTC,并取得了超250%的半年涨幅。因此平台币板块在上半年取得可观涨幅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巩固了自身板块的“独立性”。

从传统概念上理解,主流币种,甚至说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基本上都与比特币保持高度正相关运行。而这种状况在去年的熊市过程中不断得以“验证”,而这种联动性并不是什么“好消息”,直接导致市场丰富度有所下降,而这就会使得数字资产配置很难有效进行风险控制,毕竟如若市场上所有币种全部同涨同跌,那么进行分批配置将不具有真正的价值和意义。

不过在今年上半年的普涨过程中,BNB与HT的上涨节奏与BTC其实并不是非常一致,这两大最具代表性的平台币基本保持同涨同跌的情况下,与以BTC为代表的主流币种之间节奏在短周期图形中有非常明显的差异化体现。而在短期内市场出现大幅回调的过程中,HT几乎没有任何下跌跟进的强势表现让市场的偏强姿态更是进一步巩固了这一观点。

由此可见,主流交易所平台币正在快速进化为数字资产配置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一定比例的配置目前看来能够实现在比特币引领大部分主流币种普跌时控制风险。


最不一样的烟火:IEO


今年上半年,IEO火了,火的非常彻底。

币安在2017年推出的Launchpad平台在沉寂了一年多之后,在今年上半年的重启几乎在一瞬间引爆了整个市场,BTT、FET两个项目瞬间完成众筹后。IEO神话就此扬帆起航,Bittrex、火币、OKEx等主流交易所纷纷推出了自己的IEO平台,而项目上线后的抢眼表现让这把火越烧越旺,截至六月初,币安交易所IEO上线后平均收益率高达501%,OKEx IEO平均收益率272%,火币IEO平均收益率也达到了186%。

IEO这个“玩法”,简单来说就是项目方只需要得到交易所的认可,就可以在交易所内进行众筹,而投资者可以用平台币参与众筹购买代币,众筹完毕之后项目即可在交易平台上线。因此,交易所相当于把项目方的工作一站式完成了。

以前交易所在市场中更多起到一个中介作用,简单连接投资人和项目方,但现在交易所通过IEO平台,瞬间站到了项目方、投资人社群的生态链顶端,通过自家平台币衔接,成为了交易生态中的王者。这也就是为何交易所对于IEO如此推崇的主要原因,甚至没有之一。

但是这场无比绚烂的“烟火表演”,真的是长久之计吗?

实际上,IEO是人们对市场的信任消耗光了以后,将仅剩的一点信任转嫁给了头部交易所,交易所成了项目背书和站台人的角色。其实,IEO的风险并没有消失。因为项目还是那一批项目,不同的是以交易所为背书进行了一次筛选,但依旧是高风险的区块链项目。

而这也就会导致一旦项目出现破发等问题,投资者“质疑”的目标就会从项目方转嫁到区块链生态顶端的交易所。因此对于头部交易所来说,IEO实则非常危险,是一个“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残酷游戏。

而正是因为交易所逐渐意识到这一风险后,爆发之初的疯狂态势很快平息,随着最近一段时间主流币种纷纷走强,IEO的关注度遭到进一步分散转移,头部交易所上线IEO项目的频率也大大放缓,就此,上半年IEO的疯狂演出,已经几近落幕。


最美的期待:BTC,真正的挑战刚刚到来


经历了最近两个月的快速上涨后,BTC目前已经顺利站上了10000美元整数关口,不过在过去几个交易日内,行情的单边上涨势头出现了明显的停滞迹象,价格短暂触及14000一线未果后并未能够顺利实现上破,并在短时间内快速回探至10000附近。

不过在近几个交易日内BTC一直围绕在11500这一关键位置附近震荡反复,其实并不令人意外,也仍然让上半年的小牛市继续保持留下了一线生机。

11500位置,恰好是BTC自2017年年底历史高点跌至去年年底3100附近低点这波长达一整年的下跌波段反抽半分位关键阻力位置。与此同时,该区域还存在去年二月底至三月初两波反弹高点重叠。因此该位置的技术参考价值非常可观。

而BTC短期内在该位置附近的盘整其实还是在对于这一阻力遭到突破后转化成的支撑进行企稳判定。而价格并未在14000关口受挫后的急跌过程中迅速跌穿11500位置,也让上半年的单边上涨势头有望继续保持,而真因为此,如若BTC能够在最近一段时间的日线收线,以及周线收线等等节点连续确认这一支撑守稳不破,后市进一步上涨的空间将仍然存在。

就当前技术形态来看,如若行情在对于11500一线的试探过程中多方防线崩溃,那么在未来几个月内BTC或将回归到8000-12000这一区间内宽幅震荡的状况之中,BTC上半年的小牛料将到此为止。而如若BTC能够完成对于14000整数关口的进一步向上突破,价格将进入到一个技术阻力相对稀缺的区域,更强阻力有望直接上看至16000-17000区域,而这无疑也将成为今年下半年“最美的期待”


上半年这十件大事,一定不能忘


2019上半年即将过去。在币圈摸爬滚打的各位玩家,还有几位能记得被刷屏的焦点事件?又还有几位能回忆起被热搜的有料新闻。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不记得太正常,只怪时代变化太快,注意力记忆力实在又太有限。小葱年中敲黑板划重点:上半年知道这十件事,币圈的信息储备就够了。


一、以太坊“君士坦丁堡硬分叉”被延期

1月16日,市场预热已久的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升级爆出新安全漏洞,导致该计划继去年十月Ropsten测试网上线出现问题后再度遭到推迟。

3月1日,以太坊区块高度达到7280000,君士坦丁堡及圣彼得堡升级启动。同时通过Geth和Parity节点观察到在区块高度7280000之后出块稳定,这说明以太坊硬分叉已经成功。

在启动升级之后,以太坊前15个区块在5分钟内被打包。区块奖励已降至两个ETH,日减产量随之降低。升级后,以太坊价格波动不大。


二、摩根大通将发行加密货币JPM Coin

2月16日,摩根大通表示即将推出加密货币“JPM Coin”,几个月内会启动测试。最初该代币将用于实时结算批发支付业务客户之间的一小部分交易。此外,只有获得监管机构批准的主要机构客户才可使用该代币。

JPM Coin非常类似于目前市场上的稳定币,因为每个代币将代表一美元。客户存款后,摩根大通将发行代币,而客户在区块链上使用代币付款或购买证券后,银行将销毁代币并退回等值美元。

摩根大通认为,JPM Coin将可用于三个领域:大型企业客户的国际支付、证券交易以及使用摩根大通资金业务的大型企业。


三、国内首批区块链备案名单出炉

3月31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网公布了第一批共197个区块链信息服务名称及备案编号,涉及到164家公司。

被认为是互联网巨头的“BATJ”(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等多家知名公司都在备案名单之中。

从地域来看,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北京获得的备案数量最多,其次是广东和上海。

区块链备案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区块链行业走向更加规范化,但并不完全意味着对网信办企业的认可和肯定,更多的是一个“报名”和记录。


四、比特大陆“梦碎”港交所

3月26日,港交所披露信息显示,矿机巨头“比特大陆”招股书已失效,意味着赴港上市暂时无望。

这加上此前已经失效的“嘉楠耘智”、失效并再次提交申请的“亿邦国际”,世界三大矿机厂商的港交所初次IPO之路均以失败告终。

6 月 21 日,外媒透露比特大陆正在重启 IPO 计划,准备在今年下半年尽快赴美上市,IPO 融资目标在 3 亿至 5 亿美元。


五、Bitfinex深陷司法丑闻

4月25日,纽约总检察长Letia James宣布,她的办公室获得法院命令,责成Bitfinex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运营商iFinex Inc.和“tether”虚拟货币发行人Tether Limited及其相关实体立刻停止继续违反纽约法律的活动。

James指控,“我们的调查已经确定‘Bitfinex’交易平台的运营商,他们控制着‘tether’虚拟货币,他们通过混合客户和公司资金的方式,掩盖自己8.5亿美元的损失。”


六、富达将推出针对机构投资者的比特币交易服务

5月6日,富达集团旗下的 Fidelity Digital Assets 将在最近几周推出比特币交易服务,此交易服务将面对机构投资者,而非散户。

Fidelity Digital Assets 目前已经开始提供加密货币托管服务,仅邀请个别选定的客户。

富达发言人Arlene Roberts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我们目前在平台上支持一些精选的客户。会根据客户的需要、司法管辖区及其他因素,在未来数周及数月继续推出我们的服务。目前,服务重点是比特币。”


七、“币安”被黑客攻击 7000多枚比特币被盗

5月8日凌晨,世界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发生黑客攻击事件,丢失7074枚比特币,价值约4100万美元。

黑客这种切割转账活动或是用于向其他方支付,或是企图扰乱资金来源,以便成功洗钱套现。而分散后的部分资金很可能已被成功抛售套现。

比特币被盗一经传出,不足一小时,比特币价格大跌3%,市值蒸发27亿美元。币安共有35万枚比特币,被盗的7000枚BTC约占币安BTC总持股量的2%。


八、币圈90后孙宇晨创纪录拍下巴菲特午餐

6月1日,90后波场TRON创始人、BitTorrent CEO孙宇晨以4567888美元的天价创纪录拍下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

孙宇晨此前曾表达想邀请币圈大佬吴忌寒、赵长鹏、李林等人共同赴宴的想法,但赵长鹏已谢绝,李林则称委派高管参加。

而随着孙宇晨高调上热搜,他5年前与搜狗CEO王小川的旧事被重新拿出来热炒。当时,王小川对孙宇晨的评价为“骗子”。


九、Facebook发加密货币Libra

6月18日, Facebook发布了名为“Libra”的加密货币的项目白皮书,引发全球广泛关注。

根据白皮书, Libra采用联盟链架构,已经与包括投资机构、区块链、社交媒体、通讯公司、电子商务、共享出行、非营利组织、音乐、旅行、支付等多个领域的29家机构取得合作,

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Libra出现之后,马化腾就迅速表示,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

美国众议院官员要求Facebook在有关部门审查之前停止发行Libra;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则表示不担心Libra会取代法定货币。


十、比特币归来!再次站上1万美元

6月21日,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再次突破1万美元大关。2017年12月早些时候,在加密货币“泡沫”破裂之前,比特币价格曾飙升140%,达到19511美元的历史高点。

自今年年初以来,比特币价格已经飙升了173%,过去一个月的涨幅超过27%。2019年前4个月的交易价格在3000美元至4000美元之间。

2016年末至2018年间,比特币价格从区区几百美元飙升至逾2万美元,在2017年12月达到历史最高峰后,又大幅回落;仅2018年,比特币价格就下跌了74%,并在2018年12月的时候触及约3100美元的近期低点。


作者 | 于文帅、胡琛

估值模型分析BNB、HT、KCS等平台币:寻找投资的安全边际

投研blockbeats 发表了文章 • 2019-06-14 11:11 • 来自相关话题

在数字加密货币的世界里,一共存在两种共识,这两种共识也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投资心理。

第一种共识是理性共识,第二种是非理性共识。前者的共识币价反映出投资者对于投资回报的理性分析和判断,比如市场需求、商业模式、成本核算等,他们做出的投资决策往往都是可管理性的;后者的共识反映在币价上就是非理性的,社区认为某个币能涨到多少,它就应该涨到多少,涨不到就是庄家不给力或者项目方不给力。

前者在一些老牌的区块链项目代币上反映的比较充分,因为这类项目已经将大部分非理性的投资者清洗出局,持有者中有大量机构投资者。机构投资者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认为安全的投资标的比高回报高风险的投资标的更可靠,毕竟他们要对自己所管理的资产负责。

而非理性的共识则期待市场发生异动,包括大户拉盘、项目方发布利好消息等。但这类项目一般在几波热度,或称「三浪/五浪」打完之后,便销声匿迹,沉没于市场大浪里。或许针对这类投资者,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可以给出一些更安全、稳妥的代币分析方法,帮助他们在投资的安全边际上寻求更安全的 Token。

我们将以被媒体评为小币安的 KuCoin 平台币 KuCoin Shares(KCS)作为分析目标,使用多种 Token 分析模型和理论对其进行分析,或许能帮助投资者更好地理解如何在牛熊尚不明朗的市场中找到更安全的投资标的。

在上次与 KuCoin 交易所 CEO Michael Gan 沟通完之后,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一直与交易所和社区保持联系。通过国外分析师的分析、我们在社群中发现的言论以及国内媒体对 KCS 的追捧,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越发对 KCS 的估值感兴趣,这是项目方在拉盘的信号?还是社区炒作的信号?KCS 真的是被严重低估的吗?


Token 估值模型分析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去年 6 月份曾经发表过一篇名为《顶级基金都在使用的 5 种 Token 估值模型》,该文章通过长期的 Token 投资、阅读大量相关资料,尽量市场泡沫的影响,有意绕开所谓内幕消息,寻求真正有效的币圈价值投资公式,最终发现多种可靠、可信的 Token 估值模型。以及目前新出现的一种名为 TVEV 的交易量估值模型。

现在我们将其中的四种理论和模型应用到 KCS 上,进行分析:


交易额与市场分析——TVEV 模型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首先要给各位介绍的是 TVEV 模型,它可以通过简单的价格和市值结算来判断一个交易所平台代币是否被高估或者被低估。该模型的提出者是 CoinFi 机构的作者 Alex Svanevik。

在 Alex Svanevik 发表的报告《The Value of Exchange Tokens: Comparing Binance, Huobi, and KuCoin(交易所代币价值:对比币安、火币和 KuCoin)》中对 KuCoin、火币、币安三家数字资产交易所的平台代币进行了分析,通过对应用类型、估值模型、TVEV 模型(代币估值 to 交易所估值模型)进行对比分析,发现 TVEV 模型可以有效且简单地评判平台币估值。

根据 TVEV 模型,平台币市值÷交易所日交易额=TVEV,得出的数值可以反映出平台币的价格是否被高估或低估。下图可见,TVEV 模型中,数值越高,Token 被低估的水平就越高:






Alex 认为,投资者持有 KCS 可以获得多种空投奖励,这一模式比火币和币安更先进、更有价值,同时,BNB 和 HT 的价格已经达到了历史新高而且 TVEV 曲线几乎一致,相比之下,KCS 在这轮牛市中表现地格外冷静,其价值与市场交易量并不对等。据此可以理解为 Alex 认为 KCS 代币的价值被严重低估,有大量上涨空间。

此外,Alex 还对 OKB 的价值进行了同样的 TVEV 模型分析,假设 OKEx 和 Binance 等交易所模型一致,基于目前 OKEx 的交易量,计算出 OKB 的价格应该在 3.8 美元左右,而 OKB 上架交易时的价格为 3.7 美元,基本验证了该模型的可靠性。


收集可靠数据进行理性判断







社区的热情和共识也能反映出交易所平台代币的价格差异。在币安的社区里,我们几乎每分钟都能看到有人在讨论 BNB 价格,还能时不时地看到有人在讨论 BNB 取代 ETH 作为新一代公链的言论。BNB 社群普遍认为 BNB 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在没有新的利好和新的项目上市前,价格能维持住已经实属不易。此前赵长鹏也在 Twitter 表示自己看不到 BNB 的终点在哪里。

而在 KuCoin 的社区里(KuCoin 海外社区规模几乎与币安相当,币安、KuCoin、OKEx、火币的英文 Telegram 社群粉丝分别约为 9 万、7 万、5 万、2 万),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看到了大量投资者「怒其不争」。几乎所有人都一致的认为 KCS 的估值被低估,社区内认为短期内达到 5 美元,如果牛市在下半年继续回归的话,很有可能继续重回 20.54 美元的历史最高位置。


简单粗暴的相对估值法


相对估值法是一种比较简单、便捷的估值方法,通过对比同行业已上市公司的交易量、流通数据、价格、回购 Token 等各种指标,为目标项目进行估值。

我们以 Binance 的 2019 年第一季度的回购数据和 KuCoin 的 2019 年第一季度回购数据进行相对估值对比。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认为,回购销毁数据可以真实地反映交易所的真实经营状况。





目标平台币估价=(目标平台币销毁量*对比平台币价格)/对比平台币销毁量


据此可得,KuCoin Shares 的价格根据这一相对估值法得到 135 元的价格预测。但这与目前 8 元的价格差距非常大,该方法或许并不适合 KCS 的估值判断。或许 KCS 社区中提到的 20 刀价格,是基于这一模型进行计算的。

但我们在做分析的时候,并不能只靠某一个模型或者算法就进行判断,需要更多理性支持。


V神的偏爱——费雪方程式


费雪方程式是一种适合底层公链的估值测算方法。以太坊创始人曾在博客和 Twitter 上多次提到这一对区块链项目估值的方法,他认为这是一种非常适合交易媒介类 Token 的估值方法。

费雪方程式为 MV=PQ,它在经济学上的意义不亚于爱因斯坦在物理学上的质能方程 E=MC^2。该方程式不仅在传统经济领域颇受信赖,在通证经济领域也很受欢迎。其中 M 表示货币流通总量(也可以理解为 Token 的流通市值),V 表示货币的流通速度(换手率),P 表示商品的平均价格(Token 平均价格),Q 表示商品的总量(流通量)。

据此,我们可以测算一个 Token 的流通市值 M=PQ/V。6 月 10 日,KCS 价格为 7.48 元,供应总量为 8900 万枚,换手率为 10%。据此可得在费雪方程式计算下,KCS 市值为 66 亿人民币。而当前 KCS 的市值仅为 6.7 亿人民币,这一数字差距可以作为投资时的一个重要参考。

毕竟 V 神、各类通证研究院都会在分析 Token 时使用这一方程式,它在作出决策参考时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全球通用的透明度溢价


在区块链领域,还有一种自律行为即企业自己选择及时公开财务信息,满足投资者对于公司目前财务状况的投资心理需求。在传统金融市场中,按时、定期曝光财务数据、聘请专业的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的上市公司一般都表现的比较不错。

在区块链行业内,财务透明的公司可以享受更高的市场溢价。在财务透明度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是 Iconomi、币安等交易所,他们会定期披露完整的财务数据,并包括运营、合规、规划、团队情况等信息。

在这一方面,KuCoin 也做得不错,并且能够履约。下面会提到 KuCoin 在合规方面对 Token 持有者履行了约定,其信用记录较佳。

当然,我们呼吁币安、火币、KuCoin 等交易所对财务数据更加透明一些,包括人员流动等,而不是以「去中心化运行」等借口来搪塞。更公开透明的态度,不仅会获取投资者的信心,还能有效地提振 Token 的市场表现。


不可忽视的生态建设增值


除了在理论和数据层面的分析外,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还在交易所生态建设、合规运营、项目孵化方面进行了调查。我们发现,作为后来者,KuCoin 还是能跟上币安、火币等「老哥们」的脚步的,而且因为有前人做出示范,他们在项目选择上似乎更有眼光。

作为一家成立时间并不久的交易所,KuCoin 在 2018 年就开始了生态的布局,包含投资多个区块链项目、完善法币入金渠道、寻求去中心化交易所解决方案等。在 2018 年,KuCoin 投资了 BitCoin.au,与前高盛欧洲团队创办的 GetEX 达成战略合作,即将上线美元入金渠道。

此外,因为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的需求正在增加,但 KuCoin 并不打算走传统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思路,而是准备在 DEX 上做出一些突破。以币安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为例,它做到了交易公开和透明,但是却对币种的选择有限制,可以看到一些保护主义的身影,这有违去中心化的宗旨。KuCoin 的内部人士向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透露,他们正在与波士顿的 ARWEN 团队联手打造去中心化解决方案,现已上线 Beta 版本,对部分国家开放公测。






距离上次采访 KuCoin CEO Michael 已经过去了接近 2 个月的时间,在采访中,他曾经提到 KuCoin 正在做合规方面的努力,让数字加密资产向更多的投资者和地区合法铺开推广。2 个月过去了,KuCoin 已经拿到了爱沙尼亚的加密货币牌照,并且正在努力地在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沟通,更快地推进。但是相比于区域合规,全球合规的难度还是艰巨。

更让我们觉得吃惊的是 KuCoin Shares 作为 KuCoin 的生态代币,已经紧跟 BNB 的步伐,成功地拓展成为生态燃料。在 ETHLend 应用中,用户可以使用 KCS 进行贷款;在 ADAMANT Messenger 加密匿名聊天 App 里,用户可以实现 KCS 的实时转账;在 AavePay 里,用户的 KCS 可以直接用来购买欧元等法币;在 PlayGame 里,KCS 也可以用于购买游戏道具和线下法币入金购买 KCS;在 SwirlPay 购物平台,使用 KCS 进行支付,可以免除用户付款手续费;通过和 CoinPayments 合作,全球 240 万商家可以接受 KCS 付款;还有,在 Whopper 上可以直接购买 KCS 定制的实体储值卡。






据了解,KuCoin 还将持续加大对生态和项目的投资,Aergo、Ankr、Open 等项目都属于 KuCoin 孵化和首发的项目。相比于只提供资金和代币托管的「孵化」,创业团队更喜欢这类能够融入生态的投资和支持。这也是为什么库币为什么能够获得越来越多项目青睐的原因。


韭菜的共识也是币圈的一种共识


根据格雷厄姆的无效市场理论,投资者应该去挖矿更具安全边际的低估值比重,投资者将会有所收获。它认为人的认知并不能达到完美,所有的认识都是有缺陷的或是歪曲的,人们依靠自已的认识对市场进行预期,并与影响价格的内在规律价值规律相互作用,甚至市场的走势操纵着需求和供给的发展,这样他就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我们所要对付的市场并不是理性的,是一个无效市场。

很显然,目前的区块链市场以及区块链服务市场都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这是一个非常不理想的交易市场。正如我们上面提到的,在 KCS 社群中,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喊单,甚至有人将 KCS 的价格看到 20 美元(目前为 1.2 美元),这就是无效市场的一个重要表现。

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在非理性的市场里,发现低价值项目并进行投资,无论是 Old Money 还是 New Money,他们都乐于这么做。

回到上面分析的 KuCoin Shares,它其实更偏向于面向普通投资者的交易所股权,它具备其他平台币的所有特质,但是也包括了一个新兴企业快速发展的可能性。这与币安最开始对 BNB 的定义一致,并且无论是币安还是 KuCoin,都将这一路线坚持了下去。其中,KCS 非常符合各种估值和理论下的价格低谷 Token。同时,在各家平台币都有不错表现的今年上半年,KCS 的投资者也有所收获,今年 2 月,在 BTC 一直低位徘徊之际,KCS 曾一度跌到约 2.3 元人民币,以目前约 8.5 元的价格来看,也有近 270% 的涨幅。 查看全部
kukoin_banner_21.jpg

在数字加密货币的世界里,一共存在两种共识,这两种共识也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投资心理。

第一种共识是理性共识,第二种是非理性共识。前者的共识币价反映出投资者对于投资回报的理性分析和判断,比如市场需求、商业模式、成本核算等,他们做出的投资决策往往都是可管理性的;后者的共识反映在币价上就是非理性的,社区认为某个币能涨到多少,它就应该涨到多少,涨不到就是庄家不给力或者项目方不给力。

前者在一些老牌的区块链项目代币上反映的比较充分,因为这类项目已经将大部分非理性的投资者清洗出局,持有者中有大量机构投资者。机构投资者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认为安全的投资标的比高回报高风险的投资标的更可靠,毕竟他们要对自己所管理的资产负责。

而非理性的共识则期待市场发生异动,包括大户拉盘、项目方发布利好消息等。但这类项目一般在几波热度,或称「三浪/五浪」打完之后,便销声匿迹,沉没于市场大浪里。或许针对这类投资者,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可以给出一些更安全、稳妥的代币分析方法,帮助他们在投资的安全边际上寻求更安全的 Token。

我们将以被媒体评为小币安的 KuCoin 平台币 KuCoin Shares(KCS)作为分析目标,使用多种 Token 分析模型和理论对其进行分析,或许能帮助投资者更好地理解如何在牛熊尚不明朗的市场中找到更安全的投资标的。

在上次与 KuCoin 交易所 CEO Michael Gan 沟通完之后,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一直与交易所和社区保持联系。通过国外分析师的分析、我们在社群中发现的言论以及国内媒体对 KCS 的追捧,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越发对 KCS 的估值感兴趣,这是项目方在拉盘的信号?还是社区炒作的信号?KCS 真的是被严重低估的吗?


Token 估值模型分析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去年 6 月份曾经发表过一篇名为《顶级基金都在使用的 5 种 Token 估值模型》,该文章通过长期的 Token 投资、阅读大量相关资料,尽量市场泡沫的影响,有意绕开所谓内幕消息,寻求真正有效的币圈价值投资公式,最终发现多种可靠、可信的 Token 估值模型。以及目前新出现的一种名为 TVEV 的交易量估值模型。

现在我们将其中的四种理论和模型应用到 KCS 上,进行分析:


交易额与市场分析——TVEV 模型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首先要给各位介绍的是 TVEV 模型,它可以通过简单的价格和市值结算来判断一个交易所平台代币是否被高估或者被低估。该模型的提出者是 CoinFi 机构的作者 Alex Svanevik。

在 Alex Svanevik 发表的报告《The Value of Exchange Tokens: Comparing Binance, Huobi, and KuCoin(交易所代币价值:对比币安、火币和 KuCoin)》中对 KuCoin、火币、币安三家数字资产交易所的平台代币进行了分析,通过对应用类型、估值模型、TVEV 模型(代币估值 to 交易所估值模型)进行对比分析,发现 TVEV 模型可以有效且简单地评判平台币估值。

根据 TVEV 模型,平台币市值÷交易所日交易额=TVEV,得出的数值可以反映出平台币的价格是否被高估或低估。下图可见,TVEV 模型中,数值越高,Token 被低估的水平就越高:

kcs01.jpg


Alex 认为,投资者持有 KCS 可以获得多种空投奖励,这一模式比火币和币安更先进、更有价值,同时,BNB 和 HT 的价格已经达到了历史新高而且 TVEV 曲线几乎一致,相比之下,KCS 在这轮牛市中表现地格外冷静,其价值与市场交易量并不对等。据此可以理解为 Alex 认为 KCS 代币的价值被严重低估,有大量上涨空间。

此外,Alex 还对 OKB 的价值进行了同样的 TVEV 模型分析,假设 OKEx 和 Binance 等交易所模型一致,基于目前 OKEx 的交易量,计算出 OKB 的价格应该在 3.8 美元左右,而 OKB 上架交易时的价格为 3.7 美元,基本验证了该模型的可靠性。


收集可靠数据进行理性判断


kcs02.jpg


社区的热情和共识也能反映出交易所平台代币的价格差异。在币安的社区里,我们几乎每分钟都能看到有人在讨论 BNB 价格,还能时不时地看到有人在讨论 BNB 取代 ETH 作为新一代公链的言论。BNB 社群普遍认为 BNB 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在没有新的利好和新的项目上市前,价格能维持住已经实属不易。此前赵长鹏也在 Twitter 表示自己看不到 BNB 的终点在哪里。

而在 KuCoin 的社区里(KuCoin 海外社区规模几乎与币安相当,币安、KuCoin、OKEx、火币的英文 Telegram 社群粉丝分别约为 9 万、7 万、5 万、2 万),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看到了大量投资者「怒其不争」。几乎所有人都一致的认为 KCS 的估值被低估,社区内认为短期内达到 5 美元,如果牛市在下半年继续回归的话,很有可能继续重回 20.54 美元的历史最高位置。


简单粗暴的相对估值法


相对估值法是一种比较简单、便捷的估值方法,通过对比同行业已上市公司的交易量、流通数据、价格、回购 Token 等各种指标,为目标项目进行估值。

我们以 Binance 的 2019 年第一季度的回购数据和 KuCoin 的 2019 年第一季度回购数据进行相对估值对比。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认为,回购销毁数据可以真实地反映交易所的真实经营状况。

kcs03.png

目标平台币估价=(目标平台币销毁量*对比平台币价格)/对比平台币销毁量


据此可得,KuCoin Shares 的价格根据这一相对估值法得到 135 元的价格预测。但这与目前 8 元的价格差距非常大,该方法或许并不适合 KCS 的估值判断。或许 KCS 社区中提到的 20 刀价格,是基于这一模型进行计算的。

但我们在做分析的时候,并不能只靠某一个模型或者算法就进行判断,需要更多理性支持。


V神的偏爱——费雪方程式


费雪方程式是一种适合底层公链的估值测算方法。以太坊创始人曾在博客和 Twitter 上多次提到这一对区块链项目估值的方法,他认为这是一种非常适合交易媒介类 Token 的估值方法。

费雪方程式为 MV=PQ,它在经济学上的意义不亚于爱因斯坦在物理学上的质能方程 E=MC^2。该方程式不仅在传统经济领域颇受信赖,在通证经济领域也很受欢迎。其中 M 表示货币流通总量(也可以理解为 Token 的流通市值),V 表示货币的流通速度(换手率),P 表示商品的平均价格(Token 平均价格),Q 表示商品的总量(流通量)。

据此,我们可以测算一个 Token 的流通市值 M=PQ/V。6 月 10 日,KCS 价格为 7.48 元,供应总量为 8900 万枚,换手率为 10%。据此可得在费雪方程式计算下,KCS 市值为 66 亿人民币。而当前 KCS 的市值仅为 6.7 亿人民币,这一数字差距可以作为投资时的一个重要参考。

毕竟 V 神、各类通证研究院都会在分析 Token 时使用这一方程式,它在作出决策参考时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全球通用的透明度溢价


在区块链领域,还有一种自律行为即企业自己选择及时公开财务信息,满足投资者对于公司目前财务状况的投资心理需求。在传统金融市场中,按时、定期曝光财务数据、聘请专业的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的上市公司一般都表现的比较不错。

在区块链行业内,财务透明的公司可以享受更高的市场溢价。在财务透明度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是 Iconomi、币安等交易所,他们会定期披露完整的财务数据,并包括运营、合规、规划、团队情况等信息。

在这一方面,KuCoin 也做得不错,并且能够履约。下面会提到 KuCoin 在合规方面对 Token 持有者履行了约定,其信用记录较佳。

当然,我们呼吁币安、火币、KuCoin 等交易所对财务数据更加透明一些,包括人员流动等,而不是以「去中心化运行」等借口来搪塞。更公开透明的态度,不仅会获取投资者的信心,还能有效地提振 Token 的市场表现。


不可忽视的生态建设增值


除了在理论和数据层面的分析外,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还在交易所生态建设、合规运营、项目孵化方面进行了调查。我们发现,作为后来者,KuCoin 还是能跟上币安、火币等「老哥们」的脚步的,而且因为有前人做出示范,他们在项目选择上似乎更有眼光。

作为一家成立时间并不久的交易所,KuCoin 在 2018 年就开始了生态的布局,包含投资多个区块链项目、完善法币入金渠道、寻求去中心化交易所解决方案等。在 2018 年,KuCoin 投资了 BitCoin.au,与前高盛欧洲团队创办的 GetEX 达成战略合作,即将上线美元入金渠道。

此外,因为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的需求正在增加,但 KuCoin 并不打算走传统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思路,而是准备在 DEX 上做出一些突破。以币安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为例,它做到了交易公开和透明,但是却对币种的选择有限制,可以看到一些保护主义的身影,这有违去中心化的宗旨。KuCoin 的内部人士向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透露,他们正在与波士顿的 ARWEN 团队联手打造去中心化解决方案,现已上线 Beta 版本,对部分国家开放公测。

kcs04.png


距离上次采访 KuCoin CEO Michael 已经过去了接近 2 个月的时间,在采访中,他曾经提到 KuCoin 正在做合规方面的努力,让数字加密资产向更多的投资者和地区合法铺开推广。2 个月过去了,KuCoin 已经拿到了爱沙尼亚的加密货币牌照,并且正在努力地在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沟通,更快地推进。但是相比于区域合规,全球合规的难度还是艰巨。

更让我们觉得吃惊的是 KuCoin Shares 作为 KuCoin 的生态代币,已经紧跟 BNB 的步伐,成功地拓展成为生态燃料。在 ETHLend 应用中,用户可以使用 KCS 进行贷款;在 ADAMANT Messenger 加密匿名聊天 App 里,用户可以实现 KCS 的实时转账;在 AavePay 里,用户的 KCS 可以直接用来购买欧元等法币;在 PlayGame 里,KCS 也可以用于购买游戏道具和线下法币入金购买 KCS;在 SwirlPay 购物平台,使用 KCS 进行支付,可以免除用户付款手续费;通过和 CoinPayments 合作,全球 240 万商家可以接受 KCS 付款;还有,在 Whopper 上可以直接购买 KCS 定制的实体储值卡。

kcs05.jpg


据了解,KuCoin 还将持续加大对生态和项目的投资,Aergo、Ankr、Open 等项目都属于 KuCoin 孵化和首发的项目。相比于只提供资金和代币托管的「孵化」,创业团队更喜欢这类能够融入生态的投资和支持。这也是为什么库币为什么能够获得越来越多项目青睐的原因。


韭菜的共识也是币圈的一种共识


根据格雷厄姆的无效市场理论,投资者应该去挖矿更具安全边际的低估值比重,投资者将会有所收获。它认为人的认知并不能达到完美,所有的认识都是有缺陷的或是歪曲的,人们依靠自已的认识对市场进行预期,并与影响价格的内在规律价值规律相互作用,甚至市场的走势操纵着需求和供给的发展,这样他就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我们所要对付的市场并不是理性的,是一个无效市场。

很显然,目前的区块链市场以及区块链服务市场都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这是一个非常不理想的交易市场。正如我们上面提到的,在 KCS 社群中,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喊单,甚至有人将 KCS 的价格看到 20 美元(目前为 1.2 美元),这就是无效市场的一个重要表现。

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在非理性的市场里,发现低价值项目并进行投资,无论是 Old Money 还是 New Money,他们都乐于这么做。

回到上面分析的 KuCoin Shares,它其实更偏向于面向普通投资者的交易所股权,它具备其他平台币的所有特质,但是也包括了一个新兴企业快速发展的可能性。这与币安最开始对 BNB 的定义一致,并且无论是币安还是 KuCoin,都将这一路线坚持了下去。其中,KCS 非常符合各种估值和理论下的价格低谷 Token。同时,在各家平台币都有不错表现的今年上半年,KCS 的投资者也有所收获,今年 2 月,在 BTC 一直低位徘徊之际,KCS 曾一度跌到约 2.3 元人民币,以目前约 8.5 元的价格来看,也有近 270% 的涨幅。

大户、小散通吃,黑客如何悄悄顺走你的币?

攻略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5-28 12:06 • 来自相关话题

5 月 7 日,币安遭黑客攻击,7000 余枚比特币不翼而飞。

币安对外解释称,黑客是使用了网络钓鱼、病毒等攻击手段,获取了大量注册用户的 API 密钥、谷歌验证 2FA 码及其他信息,最终完成了提款操作。安全公司也分析称,此次事件很有可能因为内网遭到长期的 APT 渗透,是黑客长期谋划潜伏的结果。

5 月 26 日,易到用车发布公告称,其服务器遭到攻击,攻击者索要巨额的比特币相要挟,导致易到核心数据被加密,服务器宕机。

随着加密货币价值越来越显著,往日瞄准大户的黑客们,也开始把目光转向普通玩家,面对手法娴熟、老道的黑客,普通人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资产“消失”。

事实上,黑客的做法并不高明,有时仅依靠一张空白的 SIM 卡、一封危言耸听的邮件,就能轻而易举地盗走,或者骗走你“苦心积虑”存放的加密货币。

这种“强取豪夺”还有蔓延之势,近年来,此前一直对世界各大银行、加密货币交易所下手的朝鲜政府直属黑客组织——拉撒路(Lazarus Group),也开始把目标从大户转向个人,只为盗走这些人手中价格不菲的加密货币资产。

这场猫捉老鼠游戏,何时才会结束?

 
SIM 卡让窃取轻而易举
 

“他们毁掉了我的生活。”

一位来自旧金山的男子崩溃了,前一秒他刚把币打进自己的钱包,下一秒,地址里的币就瞬间归零。很快他发现了,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被带进入了一类名为“SIM Swap Scam”的骗局。

手机突然显示“没有服务”,往往预示着骗局的开启。

近日,一位化名丹尼尔的黑客,现身Trijo News,披露了自己是如何在短短 1 年内,轻松偷走价值 50 万美元加密货币的经历。“我只黑了大概 20 人,还不算特别活跃。”丹尼尔表示,他主要采用“更换 SIM 卡”的方式,最终盗走他人的加密货币。

一旦盯上某些“猎物”,他就会伪装成受害者,打电话给电信公司,告知运营商自己的手机号码出现了问题,并要求将信息转移到其控制的号码。

虽然电信公司设置了各种风控措施,但“总有各种办法可以说服运营商”,“比如,你在打电话的时候,可以假装自己在 Tele2(一家瑞典电信公司)工作,要求他们帮你转发一个号码就行。”丹尼尔表示。

实际上,丹尼尔们不是简单地截获手机号,他们的最终目标是秘钥,“很多人会把加密货币密钥保存在电子邮箱或联网的计算机上”,这种不严谨做法,给了黑客可乘之机。

一旦手机号被锁定,黑客就会去访问受害人的 Gmail 或 Outlook 帐户,输入地址并点击忘记密码,然后选择通过语音获取受害者手机号码的验证码(实际上这主要是为了帮助视障人士重置帐户密码),通过这种方式,轻松绕过了平台所谓的双因素身份验证(Two-factor authentication,简称 2FA)。





资深码农 Sean Coonce 被黑客采取类似方式盗走价值超 1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他表示,“很多人没有对此给予足够的重视,这对我们来说是难得的机会。”而不算活跃的丹尼尔,凭借这种方式,一年就盗走了他人 5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事实上,利用 SIM 卡盗走他人的加密货币案例并不少见。





Robert Ross 搭建的名为“停止SIM卡犯罪”的网站


去年,一个 21 岁的年轻男子尼古拉斯·特鲁利亚(Nicholas Truglia)带领团队用类似的方式攻击了 40 余人,盗走了价值数千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值得庆幸的是,该团队成员最终被抓获,受害者迈克尔·特尔平(Michael Terpin)通过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还获得了巨额赔偿;另一位受害者罗伯特·罗斯(Robert Ross),则搭建了一个名为“停止SIM卡犯罪”的网站,以披露此类犯罪。

类似的事件并没有消停,就连资深码农也没有逃过一劫。

5 月 20 日,加密货币托管公司 BitGo 工程师主管 Sean Coonce 也被黑客用类似的方式,从自己的 Coinbase 账户盗走了价值超过 10 万美元的比特币,对此,Coonce 称这是他人生中““最昂贵的一课”。

 
你看色情片时,黑客在盯着你
 

食色性也,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但如果被黑客利用,也有可能生出恶来。

美剧《黑镜》第三季第 3 集里,男孩肯尼因为看儿童色情图片被黑客盯上,为不让这样的“丑事”被公诸于世,肯尼只能受其威胁,相继完成了送货、抢劫,甚至杀人的黑客指令。





“被威胁”抢劫银行的肯尼


剧中与肯尼一样遭遇的,还有拥有光鲜身份的执行总裁、出轨的大叔等人,都因为黑客掌握了他们的“黑料”,最终与男主一样,走上了不归路。

事实上,这样的事不仅存在于影视剧,现实生活同样上演着类似的剧情,而这一切,都始于一封电子邮件。

去年 7 月,康奈尔大学教授 Emin Gün Sirer 发推文称,自己朋友收到了一封邮件,内容称其看色情片的过程已被发现,必须支付赎金,才能避免视频曝光,最后还附上了自己的比特币地址。

对此, Emin Gün Sirer 推测,这封邮件被发送给了 haveibeenpwnd 列表的每个人,他警告道,“小心了,千万不要付钱,也不要妥协(Be careful out there, never pay, never negotiate.)。”






黑客在邮件里称,他们已经访问收件人的网络摄像头和敏感信息,有证据表明其在网上观看了色情内容,如果不支付赎金(为隐匿身份,通常需要支付加密货币),他们就会将信息发给收件人的亲朋好友。如果有的人和肯尼一样,屈服于黑客的威胁,很可能就把赎金打到对方留下的地址了。

事实上,这样的例子也不少见。

在教授的推文下方,有人透露自己收到了 2 封同样意思的邮件,“唯一的区别是需求金额与加密货币的地址”,第一封邮件向其索要 1200 美元,第二封邮件开价 2900 美元。





Emin Gün Sirer 推文下的黑客勒索经历


自这类称为“Sextortion”的加密骗局在 2017 年被曝光后,很快流行起来。

IBM 安全研究人员表示,仅一个月内,数百封用英语、法语、日语和阿拉伯语等语言撰写的电子邮件被发送了出去,内容均是“如果不按要求将比特币发送到指定地址,视频就会发给你的朋友和同事。”

黑客借此缘由,敲诈勒索的情况泛滥成灾。

网络安全公司 Digital Shadows 曾公布过一份数据,据不完全统计,自去年 7 月以来,sextortionists 们利用该骗局大赚了约332000美元,这些黑客将诈骗的枪口对准了近 9 万名收件人,总发布的邮件数达 792000,总计超过 3100 个地址的比特币被存入了黑客的 92 个比特币钱包。


朝鲜黑客也在悄悄转向
 

朝鲜黑客一直是个隐秘的存在。

曾有调查表明,早年被朝鲜黑客“照顾”的对象,包括孟加拉央行、韩国电视台、索尼影业等金融机构/公司,他们有高超的技术、有组织的行动,曾让数十个国家的 ATM 机发生吐钱故障,获取了大量“不义之财”。

随着比特币的崛起,加密货币本身的匿名性开始得到朝鲜黑客“青睐”。根据俄罗斯网络安全公司 Group-IB 公布的数据,从2016 年至今,朝鲜国家黑客组织已经攻破了 5 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并盗取了 5.8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占加密货币被盗总数的 64.7%。

金融机构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的防范不断加强,朝鲜黑客们又开始把目光,悄悄转向了安全意识薄弱的普通人。

“以前,黑客都是直接攻击交易所,”网络战研究组织 IssueMakersLab 的创始人 Simon Choi 表示,“但现在,他们开始直接攻击加密货币用户了。”

韩国网络安全公司 Cuvepia 的CEO Kwon Seok-chul 也公开披露,自去年 4 月份以来,他们发现了超 30 起盗窃案件出现了朝鲜黑客的踪迹,“当加密货币被黑客盗取后,受害人往往投诉无门,只能作罢。”他补充说,没有被发现的案例,数量可能超过 100。

据了解,朝鲜黑客通常会向受害者发送带有文本文件的电子邮件,一旦收件人打开文件,里面的恶意代码就会感染计算机,进而轻松控制了计算机。

“最近大部分受害者,都是相对富裕的韩国人,比如公司 CEO。”他透露说,原因在于这部分人群的身价更高,“本身就可以调动数十亿的加密货币。”


结语
 

阳光底下无新事,在不为人知的黑暗角落,利用比特币进行敲诈勒索的黑客仍然存在。

近日,CipherTrace 在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加密货币反洗钱报告》中表示,今年第 1 季度因为黑客和欺诈,引起的加密货币损失高达 12 亿美元,几乎是去年全年损失 17 亿美元的 71%。

对普通人来说,只有加强自我安全意识,避免加密货币私钥等敏感信息公开化,才能更好地让自己免受黑客的“照顾”。


文 /31QU 林君

参考文章:

1、加密黑客一年盗取 50 万美元https://news.trijo.co/news/crypto-hacker-daniel-has-stolen-500000-in-a-year-this-is-how-he-takes-your-bitcoin/?lang=en

2、康奈尔大学教授揭露“Sextortion”https://www.cryptoglobe.com/latest/2018/07/blackmailing-bitcoin-scam-targets-porn-viewers-cornell-professor-suggests-its-bluff/

3、小心,朝鲜黑客盯上了你的比特币https://www.scmp.com/week-asia/geopolitics/article/2175525/watch-out-north-korean-hackers-are-coming-your-bitcoin

4、自身码农也中枪https://www.ccn.com/100000-bitcoin-loss-bitgo-engineer-sim-hijacked 查看全部

crypto-hack-1024x683.jpg

5 月 7 日,币安遭黑客攻击,7000 余枚比特币不翼而飞。

币安对外解释称,黑客是使用了网络钓鱼、病毒等攻击手段,获取了大量注册用户的 API 密钥、谷歌验证 2FA 码及其他信息,最终完成了提款操作。安全公司也分析称,此次事件很有可能因为内网遭到长期的 APT 渗透,是黑客长期谋划潜伏的结果。

5 月 26 日,易到用车发布公告称,其服务器遭到攻击,攻击者索要巨额的比特币相要挟,导致易到核心数据被加密,服务器宕机。

随着加密货币价值越来越显著,往日瞄准大户的黑客们,也开始把目光转向普通玩家,面对手法娴熟、老道的黑客,普通人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资产“消失”。

事实上,黑客的做法并不高明,有时仅依靠一张空白的 SIM 卡、一封危言耸听的邮件,就能轻而易举地盗走,或者骗走你“苦心积虑”存放的加密货币。

这种“强取豪夺”还有蔓延之势,近年来,此前一直对世界各大银行、加密货币交易所下手的朝鲜政府直属黑客组织——拉撒路(Lazarus Group),也开始把目标从大户转向个人,只为盗走这些人手中价格不菲的加密货币资产。

这场猫捉老鼠游戏,何时才会结束?

 
SIM 卡让窃取轻而易举
 

“他们毁掉了我的生活。”

一位来自旧金山的男子崩溃了,前一秒他刚把币打进自己的钱包,下一秒,地址里的币就瞬间归零。很快他发现了,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被带进入了一类名为“SIM Swap Scam”的骗局。

手机突然显示“没有服务”,往往预示着骗局的开启。

近日,一位化名丹尼尔的黑客,现身Trijo News,披露了自己是如何在短短 1 年内,轻松偷走价值 50 万美元加密货币的经历。“我只黑了大概 20 人,还不算特别活跃。”丹尼尔表示,他主要采用“更换 SIM 卡”的方式,最终盗走他人的加密货币。

一旦盯上某些“猎物”,他就会伪装成受害者,打电话给电信公司,告知运营商自己的手机号码出现了问题,并要求将信息转移到其控制的号码。

虽然电信公司设置了各种风控措施,但“总有各种办法可以说服运营商”,“比如,你在打电话的时候,可以假装自己在 Tele2(一家瑞典电信公司)工作,要求他们帮你转发一个号码就行。”丹尼尔表示。

实际上,丹尼尔们不是简单地截获手机号,他们的最终目标是秘钥,“很多人会把加密货币密钥保存在电子邮箱或联网的计算机上”,这种不严谨做法,给了黑客可乘之机。

一旦手机号被锁定,黑客就会去访问受害人的 Gmail 或 Outlook 帐户,输入地址并点击忘记密码,然后选择通过语音获取受害者手机号码的验证码(实际上这主要是为了帮助视障人士重置帐户密码),通过这种方式,轻松绕过了平台所谓的双因素身份验证(Two-factor authentication,简称 2FA)。

201905272115321.jpg

资深码农 Sean Coonce 被黑客采取类似方式盗走价值超 1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他表示,“很多人没有对此给予足够的重视,这对我们来说是难得的机会。”而不算活跃的丹尼尔,凭借这种方式,一年就盗走了他人 5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事实上,利用 SIM 卡盗走他人的加密货币案例并不少见。

201905272115322.jpg

Robert Ross 搭建的名为“停止SIM卡犯罪”的网站


去年,一个 21 岁的年轻男子尼古拉斯·特鲁利亚(Nicholas Truglia)带领团队用类似的方式攻击了 40 余人,盗走了价值数千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值得庆幸的是,该团队成员最终被抓获,受害者迈克尔·特尔平(Michael Terpin)通过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还获得了巨额赔偿;另一位受害者罗伯特·罗斯(Robert Ross),则搭建了一个名为“停止SIM卡犯罪”的网站,以披露此类犯罪。

类似的事件并没有消停,就连资深码农也没有逃过一劫。

5 月 20 日,加密货币托管公司 BitGo 工程师主管 Sean Coonce 也被黑客用类似的方式,从自己的 Coinbase 账户盗走了价值超过 10 万美元的比特币,对此,Coonce 称这是他人生中““最昂贵的一课”。

 
你看色情片时,黑客在盯着你
 

食色性也,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但如果被黑客利用,也有可能生出恶来。

美剧《黑镜》第三季第 3 集里,男孩肯尼因为看儿童色情图片被黑客盯上,为不让这样的“丑事”被公诸于世,肯尼只能受其威胁,相继完成了送货、抢劫,甚至杀人的黑客指令。

201905272115363.jpg

“被威胁”抢劫银行的肯尼


剧中与肯尼一样遭遇的,还有拥有光鲜身份的执行总裁、出轨的大叔等人,都因为黑客掌握了他们的“黑料”,最终与男主一样,走上了不归路。

事实上,这样的事不仅存在于影视剧,现实生活同样上演着类似的剧情,而这一切,都始于一封电子邮件。

去年 7 月,康奈尔大学教授 Emin Gün Sirer 发推文称,自己朋友收到了一封邮件,内容称其看色情片的过程已被发现,必须支付赎金,才能避免视频曝光,最后还附上了自己的比特币地址。

对此, Emin Gün Sirer 推测,这封邮件被发送给了 haveibeenpwnd 列表的每个人,他警告道,“小心了,千万不要付钱,也不要妥协(Be careful out there, never pay, never negotiate.)。”

201905272115374.jpg


黑客在邮件里称,他们已经访问收件人的网络摄像头和敏感信息,有证据表明其在网上观看了色情内容,如果不支付赎金(为隐匿身份,通常需要支付加密货币),他们就会将信息发给收件人的亲朋好友。如果有的人和肯尼一样,屈服于黑客的威胁,很可能就把赎金打到对方留下的地址了。

事实上,这样的例子也不少见。

在教授的推文下方,有人透露自己收到了 2 封同样意思的邮件,“唯一的区别是需求金额与加密货币的地址”,第一封邮件向其索要 1200 美元,第二封邮件开价 2900 美元。

201905272115375.jpg

Emin Gün Sirer 推文下的黑客勒索经历


自这类称为“Sextortion”的加密骗局在 2017 年被曝光后,很快流行起来。

IBM 安全研究人员表示,仅一个月内,数百封用英语、法语、日语和阿拉伯语等语言撰写的电子邮件被发送了出去,内容均是“如果不按要求将比特币发送到指定地址,视频就会发给你的朋友和同事。”

黑客借此缘由,敲诈勒索的情况泛滥成灾。

网络安全公司 Digital Shadows 曾公布过一份数据,据不完全统计,自去年 7 月以来,sextortionists 们利用该骗局大赚了约332000美元,这些黑客将诈骗的枪口对准了近 9 万名收件人,总发布的邮件数达 792000,总计超过 3100 个地址的比特币被存入了黑客的 92 个比特币钱包。


朝鲜黑客也在悄悄转向
 

朝鲜黑客一直是个隐秘的存在。

曾有调查表明,早年被朝鲜黑客“照顾”的对象,包括孟加拉央行、韩国电视台、索尼影业等金融机构/公司,他们有高超的技术、有组织的行动,曾让数十个国家的 ATM 机发生吐钱故障,获取了大量“不义之财”。

随着比特币的崛起,加密货币本身的匿名性开始得到朝鲜黑客“青睐”。根据俄罗斯网络安全公司 Group-IB 公布的数据,从2016 年至今,朝鲜国家黑客组织已经攻破了 5 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并盗取了 5.8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占加密货币被盗总数的 64.7%。

金融机构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的防范不断加强,朝鲜黑客们又开始把目光,悄悄转向了安全意识薄弱的普通人。

“以前,黑客都是直接攻击交易所,”网络战研究组织 IssueMakersLab 的创始人 Simon Choi 表示,“但现在,他们开始直接攻击加密货币用户了。”

韩国网络安全公司 Cuvepia 的CEO Kwon Seok-chul 也公开披露,自去年 4 月份以来,他们发现了超 30 起盗窃案件出现了朝鲜黑客的踪迹,“当加密货币被黑客盗取后,受害人往往投诉无门,只能作罢。”他补充说,没有被发现的案例,数量可能超过 100。

据了解,朝鲜黑客通常会向受害者发送带有文本文件的电子邮件,一旦收件人打开文件,里面的恶意代码就会感染计算机,进而轻松控制了计算机。

“最近大部分受害者,都是相对富裕的韩国人,比如公司 CEO。”他透露说,原因在于这部分人群的身价更高,“本身就可以调动数十亿的加密货币。”


结语
 

阳光底下无新事,在不为人知的黑暗角落,利用比特币进行敲诈勒索的黑客仍然存在。

近日,CipherTrace 在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加密货币反洗钱报告》中表示,今年第 1 季度因为黑客和欺诈,引起的加密货币损失高达 12 亿美元,几乎是去年全年损失 17 亿美元的 71%。

对普通人来说,只有加强自我安全意识,避免加密货币私钥等敏感信息公开化,才能更好地让自己免受黑客的“照顾”。


文 /31QU 林君

参考文章:

1、加密黑客一年盗取 50 万美元https://news.trijo.co/news/crypto-hacker-daniel-has-stolen-500000-in-a-year-this-is-how-he-takes-your-bitcoin/?lang=en

2、康奈尔大学教授揭露“Sextortion”https://www.cryptoglobe.com/latest/2018/07/blackmailing-bitcoin-scam-targets-porn-viewers-cornell-professor-suggests-its-bluff/

3、小心,朝鲜黑客盯上了你的比特币https://www.scmp.com/week-asia/geopolitics/article/2175525/watch-out-north-korean-hackers-are-coming-your-bitcoin

4、自身码农也中枪https://www.ccn.com/100000-bitcoin-loss-bitgo-engineer-sim-hijacked

币安IEO项目Harmony深度分析:一堆Forks, 一切成谜?

项目leekg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05-23 13:53 • 来自相关话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不是交易或投资建议,仅用于娱乐和学习目的。在购买或投资任何加密货币之前,请自行做好研究。


据媒体报道,币安宣布第五个Launchpad项目Harmony将以摇号抽签方式于5月28日14:00开始代币销售。据公开信息,Harmony是基于分片技术的新一代高性能公链,已经在2月份发布测试网络,其团队来自不同的国家,创始人谢镇滔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专注于研究安全通讯协议和编译器校验技术,曾在微软研究院总部任职研究员,在Google任职高级软件工程师,负责基础架构方面的项目,并在苹果公司总部担任工程师,主导搜索排序方面的工作,他曾创立一个专注于移动搜索的公司Spotsetter,并被苹果公司收购。


本文由“McAfee Approves”社区撰写,由Golden Borodutch电报群组提供支持。为方便读者,本文分为六个部分:产品,顾问,团队,合作伙伴,法律部分和结论。如果Harmony项目团队能够公开回答问题,我们将不胜感激。


产品


Harmony是一种基于分片(Sharding)的高速通用区块链。是的,市场上有很多类似的项目。我们甚至还分析过其中的两个项目,MultiVAC 和 The Power,但这两个项目都还没有正式运行起来。甚至已经“上线”主网的Zilliqa和QuarkChain目前也还处于调试模式,所有转账交易都被禁用。

  分片(Sharding)是一种传统的数据库分区方式,被运用在区块链以提高网络的性能。它将事务分成多个部分,并在节点之间分配这些部分以进行多线程处理,从而加快整体验证和数据传输过程。

   MultiVAC(MTV)是一个颇具潜力的全分片公链项目,也是KuCoin交易所的首个IEO项目,其测试网已于Q1上线,主网将于Q3上线。相对于市场上的老牌分片项目Zilliqa(ZIL),以及处于同一发展阶段的QuarkChain(QKC),MultiVAC(MTV)目前的价格(总市值)只有前两者的三分之一,流通市值也小得多。

    The Power是俄罗斯的一个公链项目,跟MultiVAC一样走的技术流路线。其采用分层的系统架构:管理层负责节点的地址注册,校验层借由MTP算法验证跨片交易,分片层负责交易和智能合约。
 

 
那么,是什么让Harmony如此吸引人呢?我们列出了他们的营销材料中的一些陈述:

     曾经在谷歌,苹果,微软和亚马逊工作的团队。

    在种子轮上筹集的18,400,000美元。

    与IEO主要交易所的谈判机会。 Harmony摒弃了通常的ICO,以避免与SEC有关的法律风险。Harmony的IEO将在Binance Launchpad举行。

    有100亿人表示能够在产品准备就绪时使用该产品。

    超过20个主要合作伙伴,准备整合Harmony区块链。

    测试网络显示每秒约114000个事务的处理速度。

 

在文章的以下部分,我们将分析这些是真实的还是单纯的营销技巧。现在,让我们仔细看看产品本身。

Harmony区块链由许多现有和实验性的网络技术组成:OmniLedger,RapidChain,Chainspace,Kadmelia,QUIC,Bloom Tables,5G,Unikernels和Mosaic。旧白皮书只是对这些技术的简要描述,没有提供技术细节。新的白皮书完全没有提及它们。

人们称Harmony是一个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怪物,因为它是一种疯狂的实验室技术混合体,从未在实践中发挥过作用。然而,Harmony团队承诺会弄清楚技术,连接它们,并将所有技术整合好。他们通过描绘iPhone制作的故事来证明这一承诺;如果你打开iPhone的背板观察,你也会看到它是使用不同的技术构建起来的“怪物”。

仅仅拿iPhone做比喻好像这还不够,该项目还开发了四项技术:

    基于OmniLedger的深度分片,不仅可以分离事务,还可以划分所有级别的共识,连接和网络状态。分离之后是重新分片,旨在保护网络免受攻击。从理论上讲,这个东西已经被用在MultiVAC项目中。
 
    零知识证明,即一种允许用户在不泄露敏感信息的情况下共享数据的应用程序协议。它被称为数据货币化的必要技术,但团队对于如何实现货币化守口如瓶。零知识证明也用在Zcash中。
 
    Min Language,这是智能合约的一种安全编程语言。从旧的白皮书来看,该语言将基于正式验证,就像最近分析过的CertiK项目使用的语言一样。
 
  fBFT,这是一种由BFT,DAG和PoS共识协议和BLS加密多重签名组成的混合技术。理论上,这应该将共识生产率提高一百倍,使用Staking(抵押)并使所有节点平等。

 


现在让我们继续讨论问题。我们没有将它们分成几部分,因为它们都是通用的。

   如果节点必须存储许多分片的数据并且不断与其他分片同步,我们可以将其称为完整分片吗?如果主节点通信出现问题,您会怎么做?这难道不是一个“1%碎片攻击”的漏洞?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使用VDFs?谁将提供运行ASIC的利他节点来计算VDFs?你们将拿什么激励这些节点的所有者?
 
   白皮书中描述的,“<...>具有更快计算设备的攻击者可以在其他诚实节点之前计算结果。<...>这个问题可以在智能合约层上以适当的延迟来缓解”。该解决方案的技术方面是什么?
 
   你们认为恶意群体很慢;因此,他们没有时间同步。为什么不假设存在一组快速恶意节点?
 
   如果恶意节点创建智能合约以鼓励分片参与者测试可以凭空创造资金的坏块,该怎么办?
 
    如何验证分片中的事务是否不正确?
 
    你们是如何解决信任和分片间事务验证问题的?
 
    在阻塞的情况下,系统如何在同一帐户的分片之间进行事务的并行处理?
 
   分片帐户的结构是什么?它是一个帐户,一些单独的帐户,还是几个合并帐户(侧链)?
 
    你们打算如何使用QUIC并更新其代码库?毕竟,QUIC的服务器端使用epoll意味着你只能在Linux上同步块。你们能提供任何技术细节吗?



已经完成开发的部分:

      测试钱包;
      测试网监控;
      益智游戏;
      彩票。

 

    为什么要将你们的努力分解为多个副项目,而不是专注于主要产品的开发?
 
  在测试网(testnet)监控中,结果每秒不超过四个事务。该团队称,测试网络每秒有114,000笔交易。真相在哪里?



Harmony的Github上有十六个项目库。大多数代码都是从其他项目中复制的。主项目库中几乎没有活动,每周平均只有十几次提交。

根据项目路线图,应该已经实现了以下内容:重新分片,VDFs,交叉分片路由,具有多重签名的BLS分片,zkproof和ECDSA算法。

    我们在哪里可以看看,你们是如何实施这些技术的?



在2019年6月,你们计划推出一个公共主网络,并在年底,你们打算开始将合作伙伴的dApp从以太坊迁移到你们的区块链。

    dApps从以太坊转移到Harmony的技术方面大概是些什么?




顾问


Harmony项目网站上没有“顾问”部分,但有一个标题为“合作者”的部分。正如我们从团队所说的那样来猜测,有四个人可能是项目的顾问。在让团队了解之后,我们通过LinkedIn和电子邮件向顾问写信,请求他们确认参与Harmony项目。

    Hakwan Lau,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认知和行为神经科学的全职教授。Hakwan创立了CONSCIOUSNESS & METACOGNITION LAB,这是一个研究人类大脑和感知与行为分析的实验室。来自Harmony网站:“通过Harmony,他正在探索概率共识协议与大脑沟通之间的联系。Hakwan还在研究区块链健康数据的隐私保护模型“。但是,我们找不到Hakwan在这些领域的任何研究工作。在他的简历中,Hakwan表示在2018年6月制定了简单的Harmony协议规则。


你能分享一下Hakwan关于区块链和机器学习的研究吗?
 

    Ka-yuet Liu,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社会网络与社会流行病学专业副教授。来自刘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网站的个人资料页面:“我的研究提出的问题包括:个体自杀的网络影响是什么?社会影响在自闭症患病率上升中起什么作用?“ 刘在她的简历中没有提及Harmony。Harmony在Medium上的博客有一篇由Liu撰写的文章,关于将科学数据存储在区块链。


社会学研究人员会帮助你们解决哪些问题?
 

      Zi Wang,Google的前产品负责人。
 
    Bruce Huang,前阿里巴巴云和信用部门(Alibaba Cloud and Credit Ease)总监。他曾经是Madailicai的首席执行官,并在微软担任工程师。


我们在2019年3月20日写信给这两个顾问。已经过去2个月了,仍然没有回复。

你们能否请求你们的顾问在LinkedIn上回复我们?


此前,协作者部分还有六个顾问,现已从网站上删除。我们也通过LinkedIn给他们写信。只有其中一人回答:

    Aokon Li,Qokka反馈聚合器的创始人。他曾经在谷歌(暑期实习)和Scaled Inference(几年)担任开发人员。李还参加了人工智能研究。他积极维护他的Github账户。

    他立即回答说他去年就技术问题向Harmony提出建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分布式系统和自然语言处理。此外,Li要求我们提及他在财务上与项目无关,并且没有承担任何正式职责。




团队


Harmony的团队页面列出了十二个人。根据该网站,所有这些人都在硅谷工作。
 






Harmony在Medium的博客中的照片。对于一支十二人队来说有点太多了,不是吗?


Stephen Ts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拥有宾夕法尼亚大学密码学协议、类型理论、功能编译器的博士学位;

    关于加密协议和类型编程语言的八篇科学文章的共同作者;

    他参与了微软安全协议验证的架构和工具的开发,为期四个月(可能是在暑期实习期间)。他还使用F#编译器开发了一个原型来测试.NET程序;

    Tse指出,2006年,他是谷歌快速计算和图表算法的研究实习生。从2007年到2010年,他在Google Maps担任前端工程师。

    自2011年以来,他是Spotsetter应用程序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Spotsetter根据用户的社交媒体信息流建议他们前往哪些地方。根据媒体报道,该应用程序很受欢迎,2013年有500万用户。2014年,Apple收购了该应用程序并将其关闭。

    在创业公司被收购后,Tse在Apple担任搜索引擎排名工程师一年。

    他开发了语音AI,一个语音伴侣项目。Tse表示,由于商业模式不合适,该项目并未成功。

    Tse使用OCalm语言为Interactive Brokers和IQFeed的经纪人编写了一个自动股票交易平台。我们无法在网络上找到有关该平台的任何信息。

    Tse的Github帐户为空且无效。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Tse写的自动化股票交易平台?

人们现在使用Tse曾经使用过的产品吗?它们有用吗?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Tse在谷歌和苹果公司工作的证据?


Nicolas Burtey,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

    从2012年到2018年,Burtey正在创办一家名为Orah的初创公司,这是一款用于全景VR视频的直播软件。该项目网站目前无法访问,但从网络档案来看,该网站在2017年被相当多的用户使用。该项目的YouTube频道中的十几个视频,每一个都有大约1万个观看次数。Crunchbase报道该公司进行了一次私人IPO,结果筹集了800万美元。几年后,Orah在没有任何公告的情况下被关闭。


为什么Orah被关闭了?投资者的钱怎么了?

Burtey在管理职位上有其他经验吗?


Alok Kothari,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Kothari与同事共同撰写了一系列名为“Game Changer”的企业家励志故事。四年来,他一直从事信息搜索研究。近三年来,他一直在Apple工作,参与Siri机器学习。我们认为是Kothari的Github账户是在Harmony成立时创建的。Kothari参与Harmony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的开发。Kothari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Kothari在Apple工作的证据?


Rongjian Lan,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四年来,Lan在Google Play应用商店担任搜索基础设施工程师,两年来,他是Joobali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技术官,为儿童保育和父母提供支付服务。一年多来,他一直是ABCer加密社区的联合主席。La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Lan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Lan在Google工作的证据?


Minh Doan,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从Doan的简历来看,他曾在Yandex,COA Solutions,Thefind,Ooyola和Google担任开发人员。Doan还声称曾参与过TTS Google智能助理,谷歌主页,屏幕设备,Play商店和Google Plus。他在Google工作期间获得了“Publisher Click-Ring Fraud Detector”专利。我们没有发现上述任何公开证据。Doa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Doan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Doan在Google工作的证据?你们能给我一个专利链接吗?


Nick White,联合创始人。

    他也是瑜伽教练和冲浪者。直到2017年,他在电气工程领域工作。然后,他为亚洲AI创业公司提供了一年的咨询。他的Github帐户是空的,他的信息足迹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在AMA的一个主题中,Nick提到他在Harmony的角色是研究,开发,招聘,与合作伙伴和投资者打交道,组织活动和采访。


White的经验在项目中能够扮演什么角色?White哪些初创公司提供了咨询服务?他是如何为这些AI创业公司提供咨询服务,而他在该领域没有实际经验(基于他的LinkedIn账户)?

    Sahil Dewan,联合创始人。 Dewan拥有哈佛商学院的MBA学位。几年来,他担任非营利性学生协会AIESEC India的主席。 Dewan创建了校友应用程序,这是一个基于LinkedIn个人资料的大学毕业生数据库。该应用程序并不成功。后来他常常为Draper Dragon基金的初创公司提供咨询。

    Leo Chen,工程师。 Chen在温哥华的一些大型(爱立信和Broadcom)和小型IT公司担任开发人员近十年。在七年半的时间里,Chen在亚马逊担任软件开发经理。Che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他还有自己的几个小项目。

    Eugene Kim,工程师。作为NTT领先的网络协议开发人员,Kim在暴雪工作了一年半,在AWS工作了三年。在亚马逊工作期间,他注册了两项专利来计算网络速度。Ki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他没有发表任何自己的工作项目。

    Chao Ma,一名工程师。 Ma在Ricoh担任研究和开发工程师四年,在亚马逊担任应用科学家两年。Ma的Github帐户仅参与Harmony项目。

    Li Jiang,业务发展经理。他曾担任投资顾问公司GSV副总裁七年。 Jiang是Ympact的联合创始人,Ympact是一家对初创公司进行采访的公司。

    Helen Li,公关经理和营销人员。我们没有在网上找到任何关于她的信息。根据Harmony的网站,她作为一名记者做了很多工作。



除了领先的团队成员,还有五位社区经理,七位内容经理和两位赏金经理。全部共有26人。

Harmony现在正在招募新的团队成员,承诺提供现金奖励,用于推荐Rust和Go开发专家。

团队愿意在官方聊天群组中回答问题并经常进行AMA。


Harmony的营销政策仍然是不诚实的。如果您在Medium上阅读该项目的任何一篇文章,您会看到大约50个“喜欢”,并有一些明显是购买来的评论。评论者的个人资料看起来也不真实。您可以轻松地看到这些是专门创建的帐户来模仿真实的用户活动。

Harmony的电报群组曾经在晚上进行激烈的用户邀请,直到真正的用户要求添加Shieldy来停止作弊机器人的活动。


合作伙伴


Harmony项目网站列出了10个合作伙伴和12个投资者。


合作伙伴

大多数伙伴都是原始的,Harmony的顾问们实际上拥有其中的三个。在所有合作伙伴中,我们只能找到一个公开确认的。Hyperion是Isaac Zhang的一个项目,Zhang之前被列为顾问之一。

我们通过电子邮件和Facebook写信给所有公开未经证实的合作伙伴。我们会在他们回复后立即更新相关信息。

    还有谁是你们的合作伙伴,他们是否被公开证实?他们是否打算从他们现在使用的区块链上迁移到你们的区块链?

    什么会吸引并激励最终用户使用你们的区块链?




投资者

Harmony列出的十二个投资者中,只有一半是公开确认的。像hayek.capital,uva.fund,bca.fund,qtum.org和skunk.capital这样的投资者尚未将Harmony添加到他们的投资组合中。

该团队声称在种子轮中获得了18,400,000美元的投资,占代币总量的22.4%,估计为82,000,000美元。

    谁对Harmony的进行了估值,他们究竟评估了什么?我们能看到评估结果吗?



在代币购买协议中,Harmony表示将以太坊钱包接受投资者资金。根据我们的计算,2018年该钱包地址收集了大约5,600,000美元,并从这个钱包中取出。目前的余额是51 ETH(约9,000美元)。

    你们是如何得到剩余款项的,有没有证据证明这种情况发生了?

    你们花了多少钱?我们能看到您的财务计划吗?




法律部分


Harmony拒绝发布任何法律信息,但团队已准备好在他们的Discord中就该主题进行沟通。

据媒体报道,该项目已在美国注册。Harmony的公关经理回答了我们关于Discord的问题,他说该公司的基金在巴拿马注册。此外,代币购买协议指的是一家名为Ten Times Technology Ltd的公司,该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我们找不到任何确认这些信息的公开信息。

根据该团队的说法,在法律问题上,Harmony由Fenwick & West LLP提供咨询。

Harmony的代币将被用于驱动区块链网络节点,抵押和转账交易。项目团队预测,用户每年将获得高达15%的收入。

    预测收入,可能会受到SEC的制裁,你们觉得呢?



Harmony项目没有任何专利,尽管该团队声称他们已经开发了许多专有技术,如可验证随机函数(Verifiable Random Function),可验证延迟函数(Verifiable Delay Function),快速拜占庭容错(Fast 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和自适应IDA(Adaptive IDA)。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这些技术,这些技术是否已经在其他项目中使用?




结论


Harmony项目有一个漂亮的包装,就像任何其他项目进行IEO一样。Harmony创造了一个值得信赖的项目形象,这要归功于他们能够迅速回答任何问题,发展社区并建立伙伴关系。该团队还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学术和技术背景。事实上,对于许多评论者来说,仅仅存在一个测试网就足以证明其是MVP(最有价值球员/项目)。

但是,让我们把粉红色的眼镜放在一边。Harmony是一大堆的分叉复制(forks)。即使团队将所有这些技术拼凑在一起,它们也无济于事。而且区块链并不是iPhone,iPhone的所有组件都在实践中进行了测试,并且被工程师特别锐化,成为手机的一部分。Harmony声称的这些技术只是一组高级实验室概念,需要大量工作才能成为实用的东西。

以Zilliqa为例,该项目多年来一直在为分片(Sharding)而苦苦挣扎。最有可能的是,Harmony是走同样的道路。正如项目宣称的那样,它们要么在六月份启动主网,要么深入调试,或者正如其他分片项目所做的那样,只是推迟发布日期。总而言之,市场已经充斥着“最快”的区块链,这些区块链完全没有以太坊带来的实际用途。市场真的需要另一个比以太坊“更快”区块链吗?

至于团队。请你们指出至少一个由团队成员制作的的任何一个,现在还是活跃的产品,这个产品至少拥有一万个活跃用户。任何人都可以在他们的LinkedIn帐户上写上“Apple”或“Google”或“Amazon”,但他们是否知道如何为大家带来真正的收益?

种子轮上的1840万美元太多了。通常,没有人会在种子轮上给予那么多钱,更不用说代币了。种子轮是风险最高的一轮,一般筹集最低金额用于运行最小可行产品:每个公司从种子轮融资25,000美元到1,000,000美元。一堆Github分叉复制(forks)估计不可能达到8200万美元的估值!

从法律上讲,该项目是模糊的:公司结构,注册国家,提交给SEC的早期投资报告,没有一个是公开的,目前一切成谜。但也许我们会在项目进行IEO时获得这些信息。

就先这样吧。请随时为我们鼓掌,如果您在本文中看到错误,也可以发信息向我们咆哮。谢谢!



原文:Honest Harmony ICO review
来源:Medium
作者:Kiku
编译:Satojiu
 
 
连载中……
作者:韭菜极客(微信公众号:leekgeek) 查看全部
harmony.png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不是交易或投资建议,仅用于娱乐和学习目的。在购买或投资任何加密货币之前,请自行做好研究。


据媒体报道,币安宣布第五个Launchpad项目Harmony将以摇号抽签方式于5月28日14:00开始代币销售。据公开信息,Harmony是基于分片技术的新一代高性能公链,已经在2月份发布测试网络,其团队来自不同的国家,创始人谢镇滔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专注于研究安全通讯协议和编译器校验技术,曾在微软研究院总部任职研究员,在Google任职高级软件工程师,负责基础架构方面的项目,并在苹果公司总部担任工程师,主导搜索排序方面的工作,他曾创立一个专注于移动搜索的公司Spotsetter,并被苹果公司收购。


本文由“McAfee Approves”社区撰写,由Golden Borodutch电报群组提供支持。为方便读者,本文分为六个部分:产品,顾问,团队,合作伙伴,法律部分和结论。如果Harmony项目团队能够公开回答问题,我们将不胜感激。


产品


Harmony是一种基于分片(Sharding)的高速通用区块链。是的,市场上有很多类似的项目。我们甚至还分析过其中的两个项目,MultiVAC 和 The Power,但这两个项目都还没有正式运行起来。甚至已经“上线”主网的Zilliqa和QuarkChain目前也还处于调试模式,所有转账交易都被禁用。


  分片(Sharding)是一种传统的数据库分区方式,被运用在区块链以提高网络的性能。它将事务分成多个部分,并在节点之间分配这些部分以进行多线程处理,从而加快整体验证和数据传输过程。

   MultiVAC(MTV)是一个颇具潜力的全分片公链项目,也是KuCoin交易所的首个IEO项目,其测试网已于Q1上线,主网将于Q3上线。相对于市场上的老牌分片项目Zilliqa(ZIL),以及处于同一发展阶段的QuarkChain(QKC),MultiVAC(MTV)目前的价格(总市值)只有前两者的三分之一,流通市值也小得多。

    The Power是俄罗斯的一个公链项目,跟MultiVAC一样走的技术流路线。其采用分层的系统架构:管理层负责节点的地址注册,校验层借由MTP算法验证跨片交易,分片层负责交易和智能合约。

 


 
那么,是什么让Harmony如此吸引人呢?我们列出了他们的营销材料中的一些陈述:


     曾经在谷歌,苹果,微软和亚马逊工作的团队。

    在种子轮上筹集的18,400,000美元。

    与IEO主要交易所的谈判机会。 Harmony摒弃了通常的ICO,以避免与SEC有关的法律风险。Harmony的IEO将在Binance Launchpad举行。

    有100亿人表示能够在产品准备就绪时使用该产品。

    超过20个主要合作伙伴,准备整合Harmony区块链。

    测试网络显示每秒约114000个事务的处理速度。


 

在文章的以下部分,我们将分析这些是真实的还是单纯的营销技巧。现在,让我们仔细看看产品本身。

Harmony区块链由许多现有和实验性的网络技术组成:OmniLedger,RapidChain,Chainspace,Kadmelia,QUIC,Bloom Tables,5G,Unikernels和Mosaic。旧白皮书只是对这些技术的简要描述,没有提供技术细节。新的白皮书完全没有提及它们。

人们称Harmony是一个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怪物,因为它是一种疯狂的实验室技术混合体,从未在实践中发挥过作用。然而,Harmony团队承诺会弄清楚技术,连接它们,并将所有技术整合好。他们通过描绘iPhone制作的故事来证明这一承诺;如果你打开iPhone的背板观察,你也会看到它是使用不同的技术构建起来的“怪物”。

仅仅拿iPhone做比喻好像这还不够,该项目还开发了四项技术:


    基于OmniLedger的深度分片,不仅可以分离事务,还可以划分所有级别的共识,连接和网络状态。分离之后是重新分片,旨在保护网络免受攻击。从理论上讲,这个东西已经被用在MultiVAC项目中。
 
    零知识证明,即一种允许用户在不泄露敏感信息的情况下共享数据的应用程序协议。它被称为数据货币化的必要技术,但团队对于如何实现货币化守口如瓶。零知识证明也用在Zcash中。
 
    Min Language,这是智能合约的一种安全编程语言。从旧的白皮书来看,该语言将基于正式验证,就像最近分析过的CertiK项目使用的语言一样。
 
  fBFT,这是一种由BFT,DAG和PoS共识协议和BLS加密多重签名组成的混合技术。理论上,这应该将共识生产率提高一百倍,使用Staking(抵押)并使所有节点平等。


 


现在让我们继续讨论问题。我们没有将它们分成几部分,因为它们都是通用的。


   如果节点必须存储许多分片的数据并且不断与其他分片同步,我们可以将其称为完整分片吗?如果主节点通信出现问题,您会怎么做?这难道不是一个“1%碎片攻击”的漏洞?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使用VDFs?谁将提供运行ASIC的利他节点来计算VDFs?你们将拿什么激励这些节点的所有者?
 
   白皮书中描述的,“<...>具有更快计算设备的攻击者可以在其他诚实节点之前计算结果。<...>这个问题可以在智能合约层上以适当的延迟来缓解”。该解决方案的技术方面是什么?
 
   你们认为恶意群体很慢;因此,他们没有时间同步。为什么不假设存在一组快速恶意节点?
 
   如果恶意节点创建智能合约以鼓励分片参与者测试可以凭空创造资金的坏块,该怎么办?
 
    如何验证分片中的事务是否不正确?
 
    你们是如何解决信任和分片间事务验证问题的?
 
    在阻塞的情况下,系统如何在同一帐户的分片之间进行事务的并行处理?
 
   分片帐户的结构是什么?它是一个帐户,一些单独的帐户,还是几个合并帐户(侧链)?
 
    你们打算如何使用QUIC并更新其代码库?毕竟,QUIC的服务器端使用epoll意味着你只能在Linux上同步块。你们能提供任何技术细节吗?




已经完成开发的部分:


      测试钱包;
      测试网监控;
      益智游戏;
      彩票。


 


    为什么要将你们的努力分解为多个副项目,而不是专注于主要产品的开发?
 
  在测试网(testnet)监控中,结果每秒不超过四个事务。该团队称,测试网络每秒有114,000笔交易。真相在哪里?




Harmony的Github上有十六个项目库。大多数代码都是从其他项目中复制的。主项目库中几乎没有活动,每周平均只有十几次提交。

根据项目路线图,应该已经实现了以下内容:重新分片,VDFs,交叉分片路由,具有多重签名的BLS分片,zkproof和ECDSA算法。


    我们在哪里可以看看,你们是如何实施这些技术的?




在2019年6月,你们计划推出一个公共主网络,并在年底,你们打算开始将合作伙伴的dApp从以太坊迁移到你们的区块链。


    dApps从以太坊转移到Harmony的技术方面大概是些什么?





顾问


Harmony项目网站上没有“顾问”部分,但有一个标题为“合作者”的部分。正如我们从团队所说的那样来猜测,有四个人可能是项目的顾问。在让团队了解之后,我们通过LinkedIn和电子邮件向顾问写信,请求他们确认参与Harmony项目。


    Hakwan Lau,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认知和行为神经科学的全职教授。Hakwan创立了CONSCIOUSNESS & METACOGNITION LAB,这是一个研究人类大脑和感知与行为分析的实验室。来自Harmony网站:“通过Harmony,他正在探索概率共识协议与大脑沟通之间的联系。Hakwan还在研究区块链健康数据的隐私保护模型“。但是,我们找不到Hakwan在这些领域的任何研究工作。在他的简历中,Hakwan表示在2018年6月制定了简单的Harmony协议规则。



你能分享一下Hakwan关于区块链和机器学习的研究吗?
 


    Ka-yuet Liu,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社会网络与社会流行病学专业副教授。来自刘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网站的个人资料页面:“我的研究提出的问题包括:个体自杀的网络影响是什么?社会影响在自闭症患病率上升中起什么作用?“ 刘在她的简历中没有提及Harmony。Harmony在Medium上的博客有一篇由Liu撰写的文章,关于将科学数据存储在区块链。



社会学研究人员会帮助你们解决哪些问题?
 


      Zi Wang,Google的前产品负责人。
 
    Bruce Huang,前阿里巴巴云和信用部门(Alibaba Cloud and Credit Ease)总监。他曾经是Madailicai的首席执行官,并在微软担任工程师。



我们在2019年3月20日写信给这两个顾问。已经过去2个月了,仍然没有回复。

你们能否请求你们的顾问在LinkedIn上回复我们?


此前,协作者部分还有六个顾问,现已从网站上删除。我们也通过LinkedIn给他们写信。只有其中一人回答:


    Aokon Li,Qokka反馈聚合器的创始人。他曾经在谷歌(暑期实习)和Scaled Inference(几年)担任开发人员。李还参加了人工智能研究。他积极维护他的Github账户。

    他立即回答说他去年就技术问题向Harmony提出建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分布式系统和自然语言处理。此外,Li要求我们提及他在财务上与项目无关,并且没有承担任何正式职责。





团队


Harmony的团队页面列出了十二个人。根据该网站,所有这些人都在硅谷工作。
 

harmonyteam.jpg


Harmony在Medium的博客中的照片。对于一支十二人队来说有点太多了,不是吗?


Stephen Ts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拥有宾夕法尼亚大学密码学协议、类型理论、功能编译器的博士学位;

    关于加密协议和类型编程语言的八篇科学文章的共同作者;

    他参与了微软安全协议验证的架构和工具的开发,为期四个月(可能是在暑期实习期间)。他还使用F#编译器开发了一个原型来测试.NET程序;

    Tse指出,2006年,他是谷歌快速计算和图表算法的研究实习生。从2007年到2010年,他在Google Maps担任前端工程师。

    自2011年以来,他是Spotsetter应用程序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Spotsetter根据用户的社交媒体信息流建议他们前往哪些地方。根据媒体报道,该应用程序很受欢迎,2013年有500万用户。2014年,Apple收购了该应用程序并将其关闭。

    在创业公司被收购后,Tse在Apple担任搜索引擎排名工程师一年。

    他开发了语音AI,一个语音伴侣项目。Tse表示,由于商业模式不合适,该项目并未成功。

    Tse使用OCalm语言为Interactive Brokers和IQFeed的经纪人编写了一个自动股票交易平台。我们无法在网络上找到有关该平台的任何信息。

    Tse的Github帐户为空且无效。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Tse写的自动化股票交易平台?

人们现在使用Tse曾经使用过的产品吗?它们有用吗?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Tse在谷歌和苹果公司工作的证据?


Nicolas Burtey,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


    从2012年到2018年,Burtey正在创办一家名为Orah的初创公司,这是一款用于全景VR视频的直播软件。该项目网站目前无法访问,但从网络档案来看,该网站在2017年被相当多的用户使用。该项目的YouTube频道中的十几个视频,每一个都有大约1万个观看次数。Crunchbase报道该公司进行了一次私人IPO,结果筹集了800万美元。几年后,Orah在没有任何公告的情况下被关闭。



为什么Orah被关闭了?投资者的钱怎么了?

Burtey在管理职位上有其他经验吗?


Alok Kothari,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Kothari与同事共同撰写了一系列名为“Game Changer”的企业家励志故事。四年来,他一直从事信息搜索研究。近三年来,他一直在Apple工作,参与Siri机器学习。我们认为是Kothari的Github账户是在Harmony成立时创建的。Kothari参与Harmony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的开发。Kothari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Kothari在Apple工作的证据?


Rongjian Lan,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四年来,Lan在Google Play应用商店担任搜索基础设施工程师,两年来,他是Joobali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技术官,为儿童保育和父母提供支付服务。一年多来,他一直是ABCer加密社区的联合主席。La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Lan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Lan在Google工作的证据?


Minh Doan,联合创始人兼工程师。


    从Doan的简历来看,他曾在Yandex,COA Solutions,Thefind,Ooyola和Google担任开发人员。Doan还声称曾参与过TTS Google智能助理,谷歌主页,屏幕设备,Play商店和Google Plus。他在Google工作期间获得了“Publisher Click-Ring Fraud Detector”专利。我们没有发现上述任何公开证据。Doa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Doan的Github账户没有他自己的任何工作项目。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Doan在Google工作的证据?你们能给我一个专利链接吗?


Nick White,联合创始人。


    他也是瑜伽教练和冲浪者。直到2017年,他在电气工程领域工作。然后,他为亚洲AI创业公司提供了一年的咨询。他的Github帐户是空的,他的信息足迹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在AMA的一个主题中,Nick提到他在Harmony的角色是研究,开发,招聘,与合作伙伴和投资者打交道,组织活动和采访。



White的经验在项目中能够扮演什么角色?White哪些初创公司提供了咨询服务?他是如何为这些AI创业公司提供咨询服务,而他在该领域没有实际经验(基于他的LinkedIn账户)?


    Sahil Dewan,联合创始人。 Dewan拥有哈佛商学院的MBA学位。几年来,他担任非营利性学生协会AIESEC India的主席。 Dewan创建了校友应用程序,这是一个基于LinkedIn个人资料的大学毕业生数据库。该应用程序并不成功。后来他常常为Draper Dragon基金的初创公司提供咨询。

    Leo Chen,工程师。 Chen在温哥华的一些大型(爱立信和Broadcom)和小型IT公司担任开发人员近十年。在七年半的时间里,Chen在亚马逊担任软件开发经理。Che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他还有自己的几个小项目。

    Eugene Kim,工程师。作为NTT领先的网络协议开发人员,Kim在暴雪工作了一年半,在AWS工作了三年。在亚马逊工作期间,他注册了两项专利来计算网络速度。Kin积极参与Github,并积极参与Harmony区块链的开发。他没有发表任何自己的工作项目。

    Chao Ma,一名工程师。 Ma在Ricoh担任研究和开发工程师四年,在亚马逊担任应用科学家两年。Ma的Github帐户仅参与Harmony项目。

    Li Jiang,业务发展经理。他曾担任投资顾问公司GSV副总裁七年。 Jiang是Ympact的联合创始人,Ympact是一家对初创公司进行采访的公司。

    Helen Li,公关经理和营销人员。我们没有在网上找到任何关于她的信息。根据Harmony的网站,她作为一名记者做了很多工作。




除了领先的团队成员,还有五位社区经理,七位内容经理和两位赏金经理。全部共有26人。

Harmony现在正在招募新的团队成员,承诺提供现金奖励,用于推荐Rust和Go开发专家。

团队愿意在官方聊天群组中回答问题并经常进行AMA。


Harmony的营销政策仍然是不诚实的。如果您在Medium上阅读该项目的任何一篇文章,您会看到大约50个“喜欢”,并有一些明显是购买来的评论。评论者的个人资料看起来也不真实。您可以轻松地看到这些是专门创建的帐户来模仿真实的用户活动。

Harmony的电报群组曾经在晚上进行激烈的用户邀请,直到真正的用户要求添加Shieldy来停止作弊机器人的活动。


合作伙伴


Harmony项目网站列出了10个合作伙伴和12个投资者。


合作伙伴

大多数伙伴都是原始的,Harmony的顾问们实际上拥有其中的三个。在所有合作伙伴中,我们只能找到一个公开确认的。Hyperion是Isaac Zhang的一个项目,Zhang之前被列为顾问之一。

我们通过电子邮件和Facebook写信给所有公开未经证实的合作伙伴。我们会在他们回复后立即更新相关信息。


    还有谁是你们的合作伙伴,他们是否被公开证实?他们是否打算从他们现在使用的区块链上迁移到你们的区块链?

    什么会吸引并激励最终用户使用你们的区块链?





投资者

Harmony列出的十二个投资者中,只有一半是公开确认的。像hayek.capital,uva.fund,bca.fund,qtum.org和skunk.capital这样的投资者尚未将Harmony添加到他们的投资组合中。

该团队声称在种子轮中获得了18,400,000美元的投资,占代币总量的22.4%,估计为82,000,000美元。


    谁对Harmony的进行了估值,他们究竟评估了什么?我们能看到评估结果吗?




在代币购买协议中,Harmony表示将以太坊钱包接受投资者资金。根据我们的计算,2018年该钱包地址收集了大约5,600,000美元,并从这个钱包中取出。目前的余额是51 ETH(约9,000美元)。


    你们是如何得到剩余款项的,有没有证据证明这种情况发生了?

    你们花了多少钱?我们能看到您的财务计划吗?





法律部分


Harmony拒绝发布任何法律信息,但团队已准备好在他们的Discord中就该主题进行沟通。

据媒体报道,该项目已在美国注册。Harmony的公关经理回答了我们关于Discord的问题,他说该公司的基金在巴拿马注册。此外,代币购买协议指的是一家名为Ten Times Technology Ltd的公司,该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我们找不到任何确认这些信息的公开信息。

根据该团队的说法,在法律问题上,Harmony由Fenwick & West LLP提供咨询。

Harmony的代币将被用于驱动区块链网络节点,抵押和转账交易。项目团队预测,用户每年将获得高达15%的收入。


    预测收入,可能会受到SEC的制裁,你们觉得呢?




Harmony项目没有任何专利,尽管该团队声称他们已经开发了许多专有技术,如可验证随机函数(Verifiable Random Function),可验证延迟函数(Verifiable Delay Function),快速拜占庭容错(Fast 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和自适应IDA(Adaptive IDA)。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这些技术,这些技术是否已经在其他项目中使用?





结论


Harmony项目有一个漂亮的包装,就像任何其他项目进行IEO一样。Harmony创造了一个值得信赖的项目形象,这要归功于他们能够迅速回答任何问题,发展社区并建立伙伴关系。该团队还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学术和技术背景。事实上,对于许多评论者来说,仅仅存在一个测试网就足以证明其是MVP(最有价值球员/项目)。

但是,让我们把粉红色的眼镜放在一边。Harmony是一大堆的分叉复制(forks)。即使团队将所有这些技术拼凑在一起,它们也无济于事。而且区块链并不是iPhone,iPhone的所有组件都在实践中进行了测试,并且被工程师特别锐化,成为手机的一部分。Harmony声称的这些技术只是一组高级实验室概念,需要大量工作才能成为实用的东西。

以Zilliqa为例,该项目多年来一直在为分片(Sharding)而苦苦挣扎。最有可能的是,Harmony是走同样的道路。正如项目宣称的那样,它们要么在六月份启动主网,要么深入调试,或者正如其他分片项目所做的那样,只是推迟发布日期。总而言之,市场已经充斥着“最快”的区块链,这些区块链完全没有以太坊带来的实际用途。市场真的需要另一个比以太坊“更快”区块链吗?

至于团队。请你们指出至少一个由团队成员制作的的任何一个,现在还是活跃的产品,这个产品至少拥有一万个活跃用户。任何人都可以在他们的LinkedIn帐户上写上“Apple”或“Google”或“Amazon”,但他们是否知道如何为大家带来真正的收益?

种子轮上的1840万美元太多了。通常,没有人会在种子轮上给予那么多钱,更不用说代币了。种子轮是风险最高的一轮,一般筹集最低金额用于运行最小可行产品:每个公司从种子轮融资25,000美元到1,000,000美元。一堆Github分叉复制(forks)估计不可能达到8200万美元的估值!

从法律上讲,该项目是模糊的:公司结构,注册国家,提交给SEC的早期投资报告,没有一个是公开的,目前一切成谜。但也许我们会在项目进行IEO时获得这些信息。

就先这样吧。请随时为我们鼓掌,如果您在本文中看到错误,也可以发信息向我们咆哮。谢谢!



原文:Honest Harmony ICO review
来源:Medium
作者:Kiku
编译:Satojiu

 
 
连载中……
作者:韭菜极客(微信公众号:leekgeek)

币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