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

区块链

STO先行者、美“区块链概念股”Overstock辉煌难续

公司onchain 发表了文章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Overstock能否再次依靠区块链热点“二次续命”还有待商榷。



8月12日,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子公司tZero宣布,其于2018年8月以私募形式发行的股权证券类代币TZROP现已可转售给非认可的投资者,持有该令牌的投资人,将每季度平分该公司10%的利润,该利润不仅可以用美元支付,还可以用比特币(BTC)和以太坊(ETH)等加密货币支付。

此举意味着tZero所推出的STO代币TZROP现已对公众开放二级市场交易,而这一进度与tZero于去年10月份公布的一份路线图进展大致相同。

境外区块链媒体TheBlock的分析师认为,TZROP二级市场的的开通将会改善tZero的流动性,进而增加Overstock旗下区块链板块的收入,从而扩大Overstock未来一年内的现金流。

但是结合tZero以及TZROP发展趋势来看,TZROP面对公众开放二级市场或许意义并不大。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积极拥抱区块链行业的Overstock已经依靠区块链热点“续命”一次,但是三年已过,Overstock依旧未能在区块链上实现大幅盈利,而Overstock现今的主推业务STO也在市场遇冷。

因此Overstock能否再次依靠区块链热点“二次续命”还有待商榷。

 
Overstock积极拥抱加密货币 股价创新高
 

Overstock上线于1999年,为美国一家知名在线购物网站,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尾货处理网商之一。但是随着电商领域中亚马逊以及Ebay等新巨头的出现,Overstock的竞争力越来越弱,自2009年开始,Overstock的美股市场表现持续低迷,据Overstock财报显示,Overstock长期处于负盈利状态。

2014年,Overstock首次公布了其基于区块链的私有和共有股权交易平台,正式宣布进军区块链行业,自此,Overstock逐渐转型成为一家“区块链电商”;

2015年8月,Overstock揭露其区块链交易平台项目TØ(现tZero),但该平台交易量并不乐观;

2015年12月底,SEC通过了Overstock在同年提交的一份招股说明书,它将通过区块链发行证券型通证,截至2015年年底,Overstock都并未依靠区块链实现任何盈利;

直到2016年,Overstock旗下子公司t0.com.Inc(tZero)宣布成功在其分布式账本平台上发行记名证券,并募集了大约190万美元的资金;

2017年8月,Overstock宣布开始全面接受以太坊;

Overstock的努力在其股票市价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虽短期内的增幅不大,但是自2014年开始,Overstock的市价一直处于缓慢上升状态。

2017年年底,比特币几度冲击2万美元大关,在牛市的大背景下,Overstock积极拥抱ICO。

2017年10月,其CEO PatrickByrne在公开场合宣布Overstock旗下的控股子公司tZERO,将发行5亿枚名称为“tZERO”的代币,预计为公司募集超过5亿美元资金;

除发行代币外,Byrne更是数次表示预备将Overstock的零售业务出售,全力发展区块链业务,并为此制定了时间表。

因此2017年Q4,Overstock市价急剧上涨,最高达到82.10美元,季度内涨幅逾200%。






除了在美股市场上表现亮眼之外,原有业务发展艰难的Overstock还获得了传统资本的青睐。

2018年1月,Overstock在一份美国证券交易所委员会(SEC)备案文件中指出,一位权证持有者刚刚购买了该公司价值一亿美元的股票。后多方消息显示,这位权证持有者为索罗斯。

同月,Overstock股价达到了其上市以来的最高价——89.80美元,Overstock甚至一度成为传统巨头入局区块链行业的代表。

 
高光过后 颓势渐显
 

高光过后,如无实际成果支撑,则必显颓势。

2018年,Overstock入局区块链业务已近四年,但是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状态,通过消息面刺激二级市场股价这一策略逐渐开始失效。而ICO模式也开始在各国受到越来越严厉的监管。

随着ICO红利的逐渐消失,Overstock也逐渐开始结束他的区块链狂欢。

2018年2月,Overstock开始一路下跌。尽管有分析师认为,Overstock的出现可以为传统资本提供入局比特币的桥梁,但是这一观点不仅未在资本市场里得到认可,甚至也未起到鼓舞二级市场的作用。

期间,Overstock将拥抱ICO的策略转变为以STO进行融资,相较于野蛮生长的ICO而言,STO向监管靠拢,更为符合监管要求。

2018年10月前后,STO迎来风口,在已持续半年多的熊市里,STO为诸多投资者带来希望。

而Overstock则为自己树立起了一副“STO先行者”的姿态。2018年10月12日,Overstock宣布首批基于以太坊发行的STO之一——tZero,已于10月12日完成证券代币发行(STO)。

此后,Overstock开始频繁的放出相关消息。

2019年1月3日,Overstock宣布从今年2月起,将使用比特币支付商业活动税,该支付方式将通过OhioCrypto.com完成;

2019年1月8日,有消息称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公司tZERO已为“加密集成平台”申请专利;

2019年1月底,身为STO交易平台的tZero正式上线;

2019年3月12日,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子公司Medici Ventures宣布,已收购区块链银行平台Bankorus5.1%的股份;

2019年1月至2019年2月,Overstock的二级市场曾出现过短暂回暖,但是基于STO前景不甚明朗这一现状,Overstock并未依靠这一举措收付其在二级市场上的“失地”。

至今年5月,Overstock市价一度达到历史最低点8.96美元,较最高点跌去90%。

 
tZero前景几何?
 

8月9日,美国电商巨头Overstock公布了其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在整个Q2季度,Overstock的总和收入约为3.74亿美元,税前亏损2800万美元,其零售业调整后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160万美元。

经财经网·链上财经查询,Q2财报发布当日Overstock市价上涨18.32%,至8月12日,最高涨至26.46美元每股,但随即开始回落,现报20.58美元每股,较周一的最高价下跌已逾22%,而这一价格较其上市以来的最高点已跌去77%。

基于财报数据,Overstock将其Q2的零售业绩以及区块链业绩形容为“强劲业绩”,并表示其所推出的tZero为行业内杀手级应用,有利于将区块链产品引入现实世界。

不可否认,tZero确实是属于STO领域中的头部产品,但是综合全行业而言,tZERO的实际价值还有待商榷。

实际上,纵观Overstock的Q2财报链上财经得知,无论是零售业务还是区块链业务,其在Q2交出的成绩单实在不容乐观,最为明显的则是Overstock的季度营收和每股收益依旧低于预期。

虽说毛利率上升了0.8%,但其上升的主要原因在于成本的降低以及销售和营销活动的减少,在2019年Q2,Overstock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减少了63%。

但是销售和营销活动的大幅减少却带来了总净收入的减少,在其关键指标中,Q2季度总净收入同比下降23%,季度毛利润同比减少19%。

而与现今风头大盛诸多区块链概念股不同的是,Overstock在区块链领域中投入了大量的真金白银,并将重点放在区块链领域内的金融市场上,但是截至目前为止,其区块链业务依旧未能产生较高收入。

在其合并现金流量表上,并未披露其2019年度因发行STO所产生的现金流量。






但是就其合并营业报表可知,零售业务收入占其总收入的98.3%,tZero业务所带来的收入仅占其零售业务收入的1.5%,在此情况下,tZero业务的税前亏损额却比零售业务的税前亏损额高10%。而在2018年同期,tZero业务的税前亏损额远低于现今水平。

虽说目前tZero业务的边际贡献略高于零售业务,但这并不意味着tZero业务是一门好生意。

由前文可知,tZero在去年10月份成功发行了证券型通证TZROP,这是以太坊主网上第一例完成的STO案例。但是今年1月正式上线以后,TZROP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就已较开盘价跌去60%。

据媒体报道,尽管TZROP一路暴跌,但是tZero的CEO Saum Noursalehi依旧对未来充满信心,他认为TZROP的价值只是在短时间里受到抑制,之后会完全恢复,并会在面向公众开放交易以前就超过10美元。

依现状可知,SaumNoursalehi的美好愿景已然落空。且与去年STO大热的环境不同,目前STO在市场上已无多少声音。

而除去市价一路暴跌之外,tZero平台本身也备受质疑。

综合多方报道可知,tZero上线后多次出现技术故障,且日活较低。基于STO市场存量用户较少这一困境,tZero要想获得大量新增用户可谓困难。

据互链脉搏八月初统计,截至8月5日,2019年加密货币每月的融资总额基本维持在2-3亿美元之间,但7月份,加密货币市场ICO、IEO、STO总融资额不足1亿美元,跌至0.48亿美元,较6月环比下降83.13%。而其中STO更是无一例融资完成。

因此,尽管tZero上唯一支持的币种TZROP已开放二级市场交易,但是其交易量并不容乐观。经链上财经查证,目前tZero官网上并未有任何交易信息显示。






俨然,挂靠STO热点的tZero或许并不适宜帮助Overstock绝地翻身。但是对于Overstock而言,区块链业务以及成为一项高投入低回报的低收益产品,但是基于以前依靠区块链获得的巨大甜头,难以在传统业务上进行转型的Overstock,同样也难以从区块链中抽身而出。 查看全部
ca-times.brightspotcdn_.com_.jpg


Overstock能否再次依靠区块链热点“二次续命”还有待商榷。




8月12日,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子公司tZero宣布,其于2018年8月以私募形式发行的股权证券类代币TZROP现已可转售给非认可的投资者,持有该令牌的投资人,将每季度平分该公司10%的利润,该利润不仅可以用美元支付,还可以用比特币(BTC)和以太坊(ETH)等加密货币支付。

此举意味着tZero所推出的STO代币TZROP现已对公众开放二级市场交易,而这一进度与tZero于去年10月份公布的一份路线图进展大致相同。

境外区块链媒体TheBlock的分析师认为,TZROP二级市场的的开通将会改善tZero的流动性,进而增加Overstock旗下区块链板块的收入,从而扩大Overstock未来一年内的现金流。

但是结合tZero以及TZROP发展趋势来看,TZROP面对公众开放二级市场或许意义并不大。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积极拥抱区块链行业的Overstock已经依靠区块链热点“续命”一次,但是三年已过,Overstock依旧未能在区块链上实现大幅盈利,而Overstock现今的主推业务STO也在市场遇冷。

因此Overstock能否再次依靠区块链热点“二次续命”还有待商榷。

 
Overstock积极拥抱加密货币 股价创新高
 

Overstock上线于1999年,为美国一家知名在线购物网站,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尾货处理网商之一。但是随着电商领域中亚马逊以及Ebay等新巨头的出现,Overstock的竞争力越来越弱,自2009年开始,Overstock的美股市场表现持续低迷,据Overstock财报显示,Overstock长期处于负盈利状态。

2014年,Overstock首次公布了其基于区块链的私有和共有股权交易平台,正式宣布进军区块链行业,自此,Overstock逐渐转型成为一家“区块链电商”;

2015年8月,Overstock揭露其区块链交易平台项目TØ(现tZero),但该平台交易量并不乐观;

2015年12月底,SEC通过了Overstock在同年提交的一份招股说明书,它将通过区块链发行证券型通证,截至2015年年底,Overstock都并未依靠区块链实现任何盈利;

直到2016年,Overstock旗下子公司t0.com.Inc(tZero)宣布成功在其分布式账本平台上发行记名证券,并募集了大约190万美元的资金;

2017年8月,Overstock宣布开始全面接受以太坊;

Overstock的努力在其股票市价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虽短期内的增幅不大,但是自2014年开始,Overstock的市价一直处于缓慢上升状态。

2017年年底,比特币几度冲击2万美元大关,在牛市的大背景下,Overstock积极拥抱ICO。

2017年10月,其CEO PatrickByrne在公开场合宣布Overstock旗下的控股子公司tZERO,将发行5亿枚名称为“tZERO”的代币,预计为公司募集超过5亿美元资金;

除发行代币外,Byrne更是数次表示预备将Overstock的零售业务出售,全力发展区块链业务,并为此制定了时间表。

因此2017年Q4,Overstock市价急剧上涨,最高达到82.10美元,季度内涨幅逾200%。

20190815211221qn7X.png


除了在美股市场上表现亮眼之外,原有业务发展艰难的Overstock还获得了传统资本的青睐。

2018年1月,Overstock在一份美国证券交易所委员会(SEC)备案文件中指出,一位权证持有者刚刚购买了该公司价值一亿美元的股票。后多方消息显示,这位权证持有者为索罗斯。

同月,Overstock股价达到了其上市以来的最高价——89.80美元,Overstock甚至一度成为传统巨头入局区块链行业的代表。

 
高光过后 颓势渐显
 

高光过后,如无实际成果支撑,则必显颓势。

2018年,Overstock入局区块链业务已近四年,但是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状态,通过消息面刺激二级市场股价这一策略逐渐开始失效。而ICO模式也开始在各国受到越来越严厉的监管。

随着ICO红利的逐渐消失,Overstock也逐渐开始结束他的区块链狂欢。

2018年2月,Overstock开始一路下跌。尽管有分析师认为,Overstock的出现可以为传统资本提供入局比特币的桥梁,但是这一观点不仅未在资本市场里得到认可,甚至也未起到鼓舞二级市场的作用。

期间,Overstock将拥抱ICO的策略转变为以STO进行融资,相较于野蛮生长的ICO而言,STO向监管靠拢,更为符合监管要求。

2018年10月前后,STO迎来风口,在已持续半年多的熊市里,STO为诸多投资者带来希望。

而Overstock则为自己树立起了一副“STO先行者”的姿态。2018年10月12日,Overstock宣布首批基于以太坊发行的STO之一——tZero,已于10月12日完成证券代币发行(STO)。

此后,Overstock开始频繁的放出相关消息。

2019年1月3日,Overstock宣布从今年2月起,将使用比特币支付商业活动税,该支付方式将通过OhioCrypto.com完成;

2019年1月8日,有消息称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公司tZERO已为“加密集成平台”申请专利;

2019年1月底,身为STO交易平台的tZero正式上线;

2019年3月12日,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子公司Medici Ventures宣布,已收购区块链银行平台Bankorus5.1%的股份;

2019年1月至2019年2月,Overstock的二级市场曾出现过短暂回暖,但是基于STO前景不甚明朗这一现状,Overstock并未依靠这一举措收付其在二级市场上的“失地”。

至今年5月,Overstock市价一度达到历史最低点8.96美元,较最高点跌去90%。

 
tZero前景几何?
 

8月9日,美国电商巨头Overstock公布了其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在整个Q2季度,Overstock的总和收入约为3.74亿美元,税前亏损2800万美元,其零售业调整后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160万美元。

经财经网·链上财经查询,Q2财报发布当日Overstock市价上涨18.32%,至8月12日,最高涨至26.46美元每股,但随即开始回落,现报20.58美元每股,较周一的最高价下跌已逾22%,而这一价格较其上市以来的最高点已跌去77%。

基于财报数据,Overstock将其Q2的零售业绩以及区块链业绩形容为“强劲业绩”,并表示其所推出的tZero为行业内杀手级应用,有利于将区块链产品引入现实世界。

不可否认,tZero确实是属于STO领域中的头部产品,但是综合全行业而言,tZERO的实际价值还有待商榷。

实际上,纵观Overstock的Q2财报链上财经得知,无论是零售业务还是区块链业务,其在Q2交出的成绩单实在不容乐观,最为明显的则是Overstock的季度营收和每股收益依旧低于预期。

虽说毛利率上升了0.8%,但其上升的主要原因在于成本的降低以及销售和营销活动的减少,在2019年Q2,Overstock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减少了63%。

但是销售和营销活动的大幅减少却带来了总净收入的减少,在其关键指标中,Q2季度总净收入同比下降23%,季度毛利润同比减少19%。

而与现今风头大盛诸多区块链概念股不同的是,Overstock在区块链领域中投入了大量的真金白银,并将重点放在区块链领域内的金融市场上,但是截至目前为止,其区块链业务依旧未能产生较高收入。

在其合并现金流量表上,并未披露其2019年度因发行STO所产生的现金流量。

20190815211222g3rY.png


但是就其合并营业报表可知,零售业务收入占其总收入的98.3%,tZero业务所带来的收入仅占其零售业务收入的1.5%,在此情况下,tZero业务的税前亏损额却比零售业务的税前亏损额高10%。而在2018年同期,tZero业务的税前亏损额远低于现今水平。

虽说目前tZero业务的边际贡献略高于零售业务,但这并不意味着tZero业务是一门好生意。

由前文可知,tZero在去年10月份成功发行了证券型通证TZROP,这是以太坊主网上第一例完成的STO案例。但是今年1月正式上线以后,TZROP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就已较开盘价跌去60%。

据媒体报道,尽管TZROP一路暴跌,但是tZero的CEO Saum Noursalehi依旧对未来充满信心,他认为TZROP的价值只是在短时间里受到抑制,之后会完全恢复,并会在面向公众开放交易以前就超过10美元。

依现状可知,SaumNoursalehi的美好愿景已然落空。且与去年STO大热的环境不同,目前STO在市场上已无多少声音。

而除去市价一路暴跌之外,tZero平台本身也备受质疑。

综合多方报道可知,tZero上线后多次出现技术故障,且日活较低。基于STO市场存量用户较少这一困境,tZero要想获得大量新增用户可谓困难。

据互链脉搏八月初统计,截至8月5日,2019年加密货币每月的融资总额基本维持在2-3亿美元之间,但7月份,加密货币市场ICO、IEO、STO总融资额不足1亿美元,跌至0.48亿美元,较6月环比下降83.13%。而其中STO更是无一例融资完成。

因此,尽管tZero上唯一支持的币种TZROP已开放二级市场交易,但是其交易量并不容乐观。经链上财经查证,目前tZero官网上并未有任何交易信息显示。

20190815211222gXlC.jpg


俨然,挂靠STO热点的tZero或许并不适宜帮助Overstock绝地翻身。但是对于Overstock而言,区块链业务以及成为一项高投入低回报的低收益产品,但是基于以前依靠区块链获得的巨大甜头,难以在传统业务上进行转型的Overstock,同样也难以从区块链中抽身而出。

亚洲首富:未来一年内将建立全世界最大的区块链网络之一

资讯31qu 发表了文章 • 6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据Economic Times今日消息,印度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主席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于今日中午在公司的年度会议上宣布,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会在公司旗下的一个子公司——Reliance Jio上建立起全世界最大的区块链网络之一。

据公开资料显示,Reliance Industries在今年的世界500强企业排行榜中位列第106位。同时安巴尼是Reliance Industries的总经理,今年以524亿美元的财富登上福布斯富豪榜,位列第13名,成为亚洲首富。

据雅虎财经报道,该区块链网络将专注于印度的内容分发,并将通过向用户提供数据隐私来为行业提供动力。他还表示,等到这个区块链网络正式公开运行的第一天,将会有成千上万个节点在上面运行。

安巴尼在发言中表示:

通过使用区块链,我们可以使得几乎所有类型的交易变得前所未有的安全、可信、高度自动化和高效率。这对印度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能力,尤其考虑到对我们的农产品和其他商品供应链进行现代化改造,而这些商品构成了我们经济的生命线。而且,利用区块链,我们也有机会发明一种全新的数据隐私模式。印度的数据——尤其是客户的数据,应该由印度人民而不是公司——特别是全球公司通过技术拥有和控制。


Reliance Jio全称为信实JIO信息通信有限公司,总部设在印度孟买,是Reliance Industries全资拥有的子公司。该公司在印度不提供2G或3G服务,而是使用LTE语音在其网络上提供语音服务。

2019年5月31日,Reliance Jio成为了印度最大的移动网络运营商和全球第三大移动网络运营商,拥有超过3亿用户。

此外,安巴尼还表示,Reliance Jio和微软已达成长期联盟,以帮助加速印度的数字化转型,并推出云数据中心:“它将帮助组织利用工具和平台构建数字功能。”

据雅虎财经文章显示,2018年11月,Reliance Industries也利用区块链技术与汇丰印度和荷兰国际集团布鲁塞尔银行合作,进行了第一笔贸易融资交易。


会议原文链接:https://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reliance-industries-agm-live-updates/liveblog/70638381.cms

文/小壳 查看全部
20190812185826p8dF.jpeg

 据Economic Times今日消息,印度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主席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于今日中午在公司的年度会议上宣布,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会在公司旗下的一个子公司——Reliance Jio上建立起全世界最大的区块链网络之一。

据公开资料显示,Reliance Industries在今年的世界500强企业排行榜中位列第106位。同时安巴尼是Reliance Industries的总经理,今年以524亿美元的财富登上福布斯富豪榜,位列第13名,成为亚洲首富。

据雅虎财经报道,该区块链网络将专注于印度的内容分发,并将通过向用户提供数据隐私来为行业提供动力。他还表示,等到这个区块链网络正式公开运行的第一天,将会有成千上万个节点在上面运行。

安巴尼在发言中表示:


通过使用区块链,我们可以使得几乎所有类型的交易变得前所未有的安全、可信、高度自动化和高效率。这对印度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能力,尤其考虑到对我们的农产品和其他商品供应链进行现代化改造,而这些商品构成了我们经济的生命线。而且,利用区块链,我们也有机会发明一种全新的数据隐私模式。印度的数据——尤其是客户的数据,应该由印度人民而不是公司——特别是全球公司通过技术拥有和控制。



Reliance Jio全称为信实JIO信息通信有限公司,总部设在印度孟买,是Reliance Industries全资拥有的子公司。该公司在印度不提供2G或3G服务,而是使用LTE语音在其网络上提供语音服务。

2019年5月31日,Reliance Jio成为了印度最大的移动网络运营商和全球第三大移动网络运营商,拥有超过3亿用户。

此外,安巴尼还表示,Reliance Jio和微软已达成长期联盟,以帮助加速印度的数字化转型,并推出云数据中心:“它将帮助组织利用工具和平台构建数字功能。”

据雅虎财经文章显示,2018年11月,Reliance Industries也利用区块链技术与汇丰印度和荷兰国际集团布鲁塞尔银行合作,进行了第一笔贸易融资交易。


会议原文链接:https://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reliance-industries-agm-live-updates/liveblog/70638381.cms

文/小壳

投资的未来:选“新常态”还是“新范式”?

攻略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12 17:13 • 来自相关话题

前言:在目前的经济运作机制下,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继续接受“新常态”,还是拥抱“新范式”?这取决于每个人对未来的理解,对世界经济运作本质的理解,还有对风险和回报的认知。作者Andrew Gillick认为应该抓住未来范式转移下的机会。本文由“蓝狐笔记”社群“HQ”翻译。



从2020年初开始,世界各地的利率趋于零,以及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的出台,这可能是一个年轻投资者生命中的最重要的决定性时刻:抓住胡萝卜,以前所未有的历史高价投资房地产、债券或股票市场,或是进入另外一个基本上不受债务扭曲影响的市场?它能抓住未来十年内可能发生的范式转移机会。让我们来看看低利率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操作房地产、债券和股票价格的,以及如何在投资加密货币市场时减轻被操纵的影响。

自2008年以来,美联储首次降息,尽管国内数据相对强劲,但我们仍然相信降息并不利于经济健康发展。此外,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计划在未来几周内进一步降息。

官方说降息是因为全球经济放缓,但事实上,可以有许多角度来分析,尤其是美国总统要求美元贬值来保持竞争力,使得美国更容易继续为赤字融资,这也可能让美国成为历史上负债最多的国家。

出于控制经济通胀和就业的“正当理由”来调整利率,就意味着要抬高资产价格或企业资产负债表,这本来永远不应该发生!这就是美联储的操作。而世界各地也正在发生越来越多类似的事情。

量化宽松(从债权人到债务人的财富转移)创造的驱动力,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GFC,global Financial crisis )期间首次引入后,被称为“新常态(the new normal)”,如果选择维持原来的经济态势,那么未来几十年来会出现更多相同的情况,就像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一直持续的通货紧缩一样。

 
反向投资者的避风港
 

一直以来,媒体都把比特币称为“金融业的怪物”,它们这样描述加密货币市场:它被潜伏在浅层市场的“巨鲸”(持有大量加密资产的人,通常是早期玩家和投资者)所操纵。相反地,作为顺从的普通公民,散户投资者本应该相信那些维持传统市场运作的数万亿美元债务,而现在这个传统市场与庞氏骗局难以区分。

也许是由于货币操纵的意图正慢慢被揭示,比特币也开始显现其诞生的初衷:一个远离传统市场操纵的避风港。






新常态?在这次美联储降息之前的一个多月里,BLX全球比特币价格一直与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呈负相关。

自从这次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至2.25%以来,比特币上涨了约10%。此次价格走势落后于其他避险资产,如黄金、日元和瑞士法郎,这些资产都受到了冲击,虽然幅度不大。

虽然比特币远不是完美的,但与许多其他市场相比,它看起来仍然像是洗衣房里一堆脏衣服中最干净的那件衬衫。

 
财富大转移
 

从澳大利亚、新西兰到布鲁塞尔,这些国家的央行正迅速转向金融抑制的货币政策,将利率和债券利率降至历史低点,甚至是负利率,这将导致财富从债权人(储户)转移到债务人(借款人)身上。

桥水基金创始人Ray Dalio认为,通过观察债务和信贷的持有者可以让我们洞察到范式转移。

 “通过观察谁拥有什么资产和负债,询问自己央行最需要帮助的是谁,并考虑到他们拥有的工具,找出他们最有可能的操作,你可以得到最有可能的货币政策转变,这就是“范式转移”的主要驱动力。”

最大的债务人是企业。






美国公司债创历史新高,约为15万亿美元。

根据美联储的数据(上图),美国公司债务占GDP的比例达到历史最高值,占GDP的47%(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这个数字接近75%)。全球范围内有近13万亿美元的负收益债务(企业债和国债),还有数万亿美元的债务刚好高于零。






美国AAA公司借贷利率(蓝线)接近历史低点,为3.2%,而信用卡利率刚刚超过纪录高点,为15.1%。
由于借贷利率如此之低,公司债务(在美国股票回购中发挥很大作用)达到历史高位水平。与此同时,信用卡消费贷款也几乎创下历史新高,在企业利率持续下降的同时稳步上升。

在过去十年里,尽管私人部门一直在减轻债务,但企业部门却一直在狼吞虎咽,更重要的是,这是自从央行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回购了大部分政府债务以来,对收购和资产价格上涨的反应。

基尼系数,左轴,介于0(完全相等)和1之间。






低利率带来的美国财富转移,可以从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中反映出来。基尼指数(The Gini Index),被用来衡量一个国家的不平等程度,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它与美联储基金利率呈高度负相关。也就是说,当利率下降时,它会提高富人拥有资产的价格,并扩大贫富差距。

 
负利率:公开市场
 

欧洲有超过40%(即1.4万亿欧元)的公司债券现在的收益率为负,超过50%的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为负;实际上,这相当于借钱还能获得收益。

这些负收益率改变了债券的性质。一般来说,政府或公司会承诺在债券存续期间(通常在2年、5年、10年、20年或30年之间)每年向债权人支付正收益,当债券发行人的信用评级越差,债券收益越高,以补偿风险。反之亦然。

但如果安全的主权债券不能提供正收益率,而高风险的公司收益率也只是稍微高一点,那么它们实际上就不再是固定收益工具。债券已成为资产负债表的会计工具,代表着央行、商业银行和企业之间的转移资金。

为了使其经济从上世纪90年代最大的经济危机中复苏,日本是第一个尝试负利率和债券负收益率的国家。其目标是使经济(而非资产)保持通胀,但在经历了20多年的负利率和零利率之后,这个国家仍然处于通货紧缩,尽管很奇怪,但经济也没有停滞不前。

 
房产市场
 

美国、加拿大、爱尔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主要楼市,因创纪录的低利率和外国资金流入而遭到扭曲,将房价推高至平均收入的数倍,超过了当地大多数年轻人的承受能力。

新西兰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New Zealand)和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是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今年首次降息的国家。在这两个国家,银行业(新西兰超过60%)向房地产市场暴露了严重的风险敞口,两国的主要银行都拥有相同的母公司(四大银行the Big Four banks)。





新西兰房价与家庭债务的相关性为0.82(高度相关),来源:Steve Keen教授


这两个国家的利率都处于历史最低水平,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分别为1.5%和1.25%,低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紧急水平,今年可能还有2次进一步降息。RBA和RBNZ都将召开会议,预计将宣布降息。而加拿大央行(Canadian Central Bank)却逆势而上,从全球金融危机(GFC)历史低点上调利率至1.75%。





澳大利亚房价与家庭债务的相关性为0.6,来源:Steve Keen教授


金融宣传
 

首次购房者往往会被鼓励用10万美元、以5:1的杠杆去贷款买房,他们缺乏经验,而且数据的真实性受媒体、房地产经纪人、开发商的影响,并被利率、债务增长率、以及离岸资本流动所操纵。

尽管出现了十年的警告信号,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政府最近才出台更严格的反洗钱和外国投资者政策,以抵御来自国外投机者和洗钱活动。然而,正是这些海外资本流动提供了这些市场的大部分流动性。





新西兰房地产市场的海外买家数量。来源: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


去年年底,新西兰提出立法,首次要求非本国公民需要申请才能购买房产。此后,按照新西兰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与前一年相比,2019前三个月海外买家的数量下降了81%。

类似的是,自从推出“空屋房产税”来抵御外国投机者以来,温哥华5月份的房屋销售量环比下降了90%。目前,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是世界上最贵的市场之一,房价几乎是平均收入的9倍。随着海外买家禁令的出台,尤其是在高端房屋市场,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房屋市场开始出现成交量和价格大幅下降的趋势。





针对首次购房者的三则广告,位于奥克兰市中心同一个公交候车亭的同一家银行。语言和意象公开操控人们的情绪。来源:The author


为了减缓楼市顶端和底端价格之间价差的缩小的速度,商业银行开始了称为“金融宣传”的活动,以吸引首次购房者进入楼市,提高销售量,重新树立市场信心。随着新西兰信贷增长放缓,银行利用史上最低利率的诱饵,纷纷推出各种花哨的广告和优惠。

尽管新西兰主流媒体都在报道住房短缺危机,尤其是在奥克兰,但事实恰恰相反:住房库存积压创先历史记录,建筑许可也处于历史高位。






S&P/Case-Shiller 20个美国城市综合房价指数,目前远高于次贷时代的历史高点。

此外,当前美国的房价已经远远高于之前次贷危机的历史高点。而次贷危机时的房价导致美国陷入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

 
新型爱尔兰房产危机
 

要想了解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目前市场的情况,我们可以回顾一下,爱尔兰在“凯尔特虎(Celtic Tiger)”建筑热潮(2000-2007年)前后的情况。

凯尔特虎(Celtic Tiger)泡沫破裂后,在全国,尤其是在都柏林,留下了数万栋未完工的房屋和公寓。在全球金融危机、利率创下历史新低后,风险投资和对冲基金在全球范围内收割不良资产,包括都柏林的许多地产板块。他们在之前未完成的项目上埋伏上好几年,等待着价格和租金回升,然后慢慢地向市场上释放供应。





爱尔兰无家可归的总人数达到历史新高,超过10000人,来源Focus.ie


爱尔兰从房地产繁荣和萧条的冲击中恢复十年后,发现面临着另一种类型的住房危机——供应不足——尤其是在首都都柏林,将房地产竞争和租金推到了一个难以承受的新高水平,并造成房价历史新高。仅在2018年,都柏林就有近1000个家庭无家可归。

仅在2018年,就有11亿欧元的资金投入了爱尔兰将近3000处住宅物业,占当年房地产投资总额的近30%。

 
股票市场
 

正如在零利率时代,央行是政府债的最大持有者一样,美国公司也成为了股市中最大的股票持有者(主要是他们自己的股票)。






通过量化宽松向企业注入的大部分廉价信贷都被用于购买股票,导致非金融公司成为最大的股东。

注入公司的大多数廉价信贷量化宽松,被用于公司回购股票,这也导致公司成为股票市场上最大的股东或“巨鲸”。早在1982年,公司回购自己的股票还是违法的,但在里根政府放松管制的时代,这种做法被逆转了。股票回购导致国家内部日益严重的财富不平等。

从2007年到2016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中,461家上市公司的企业利润不是投入再生产中,而是进行股票回购,金额达到4万亿美元,占总利润的54%。同时,CEO的年平均薪酬翻了一番。股票回购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健康发展,虽然它提高了每股收益(EPS),甚至公司收益实际是下降的。因此,回购也被描述为合法的市场操纵形式。

接下来,我们将看看波动性,不仅仅是与平均值的差异,还有波动性和风险在股票市场中是如何被掩盖的。

 
波动性掩盖风险
 

比特币和加密资产能够被识别的风险总是归因于它们的高波动性。由于金融业界使用回溯VaR(风险价值)指标(将高波动性等同于高风险)来衡量风险,因此,大多数基金经理不喜欢加密资产。这是错误的负指标吗?






Bitmex的历史波动性指数(BVOL)今年已上涨48%,而标准普尔隐形波动性指数(VIX)的跌幅几乎相同,仅略高于历史低点。

做空VIX是十年来最受欢迎的交易策略,甚至有专门面向散户交易员的ETF,这实际上人为地抑制了VIX,使得VIX为13.9,比其长期平均值18.3低两个以上的标准差。然而,这种低波动性可能掩盖了风险。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的金融不稳定假说认为,“稳定可能会导致不稳定”或长期的低波动反而导致更多的债务和风险,从而导致危机。该假说最近得到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Research)的实证研究支持:

     “波动性水平不是能够反映危机的良好指标,但相对较高或较低的波动性却是。低波动性增加了银行危机的可能性,高波动性和低波动性对于股票市场危机都很重要,而任何形式的波动性似乎都不能解释货币危机。”


不可否认,与股票市场(市场规模越小,波动性越大)相比,加密货币是一种更具波动性的资产类别,但与全球股票市场、甚至以私人债、公司债和股票回购为基础的房地产市场不同,加密货币并没有显示出任何即将到来的市场投降的迹象。






Sharpe Ratio比率反映资产除以其波动性的回报。比率越高,风险回报越高。

Sharpe Ratio是投资密切关注的指标,用于衡量资产的风险回报率,根据该指标,比特币从2012年以来的表现优于FANG股票(蓝狐笔记注:FANG指Facebook、Amazon、Netflix、Google等科技巨头),跟Facebook相比,这些年来波动性起伏,比特币已经产生高两倍的风险回报。

此外,区块链技术的开源性质显示了钱包交易及其背后交易者的透明度。






前10位最富有的比特币地址中,有6个是来自世界上最大交易所的钱包,它们总共占流通比特币总数的4%左右。

关注“加密巨鲸”(其中许多是早期使用者或启动该项目的开发者)如何推动市场发展是有必要的。在最富有的10个比特币钱包中,有6个属于全球性交易所,可能还有更多的交易所和场外交易(OTC)商,如Cumberland,当然目前还未被确认。

散户投资者(不管是不是交易员)经常被主流说法所操控,即:比特币和其他市场被操纵、这是一个可能归零的庞氏骗局等等。与房地产市场和企业利润相比,房地产市场和企业利润是以经济体的信贷增长率为基础的,只要这些经济体的增长速度比债务无限期还本付息的速度快,并且是GDP指数级增长,进入系统的新债务就可以偿还之前的未偿债务。

 
如何降低加密市场的风险
 

新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人,如果使用错误的交易平台,可能会增加他们的风险。

尽管价格发现仍然处于一个早期阶段,但众所周知,加密资产在不同加密交易所之间存在巨大的价格差异(尽管它们已经聚合),这往往提供了大量套利机会,但实际上普通交易员或投资者很难找到真正的资产价格。

到目前为止,从传统市场来的散户投资者寻求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需求不断增长,而市场差价合约(CFD)平台(如CMC Markets、eToro和Plus500)填补了这一需求。然而,人们不应该投资于CFD或做市商平台,交易员也应该非常谨慎地交易加密CFD。

这些平台创建了市场,通过将交易双方带到客户交易记录中,从而提供流动性。这种有争议的商业模式,当客户在交易中亏损时,交易所可能会获利,因此存在一种动机——“猎杀止损(stop hunting)”,即清算其帐面上可见的客户头寸。(蓝狐笔记HQ注:交易商和交易者处于对立的立场,因此交易商为了赚取更多客户的利润,通过后台操纵价格波动,达到交易者止损线,英文称之为Stop Loss Hunting)

做市商是最受欢迎的散户交易员/投资者平台之一,因为它们提供低手续费、小差价和大多数产品。法国和英国的监管机构都在考虑禁止CFD产品,这为非做市经纪商(又称直通式处理器,straight-through-processors)创造了填补市场空白的机会。

通过建立可信的第三方指数和加密定价数据,是在传统经纪人与新客户之间架起桥梁的关键一步,投资组合和资金经理能够建立和知晓其加密资产的风险状况,正如MSCI对新兴市场资产所做的那样。

 
自检索平台:利益冲突
 

对于加密散户投资者/交易员来说,他们关心的一个主要波动是,价格往往会因止损和账户流失而出现缺口。

Bitmex是一家开创100倍期货合约而闻名的加密衍生品交易所,最近成为美国监管机构重点调查的对象,Bitmex因将散户投资者暴露于过度的风险中而受到批评。Bitmex是一家做市商,曾经有客户抱怨平台“猎杀止损”。

做市商平台的利益冲突包括:

(i)自我定价以及自我索引

随着交易所设定参考价格、提供流动性,增加了内部操纵单一资产现货价格和交易量的机会。

(ii)猎杀止损造成的损失

由于交易所把所有的订单都记在账上,它也知道交易者止损时的价格,做市商们因利用这些信息来获利而饱受诟病

(iii)使用自有参考价格的自索引产品

引发关于客户纠纷的透明度、操纵性和公平性的质疑

 
减少对客户和经纪人的操纵
 

最近,以太坊在交易所之间遭遇了一次价格闪崩,原因是Bitstamp交易所上有个超大订单,价格在几分钟内从270美元降到190美元,这不仅抹掉了Bitstamp的客户头寸,也抹掉了Bitmex、Kraken、Gemini和Coinbase等主要交易所的客户头寸。

使用由欧盟基准监管机构(EU Benchmarks Regulation)和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验证的独立第三方指数,可以为交易所和客户提供更公平、更稳定的单一资产定价方案。






与最受信任的交易所的总流动性指数相比,五家交易所的以太坊价格,在暴跌期间,价格差异有所下降。

当Bitstamp有抛售ETH的大量卖单时,使用BNC的以太坊流动指数价格(ELX)可以保护交易员止损,尤其是在Bitmex和Bitstamp上。LX系列指数通过计算比特币、Ripple和以太坊的“公平全球价格”,将全球六大最具流动性的交易所的交易量和价格加在一起,按订单深度加权。它还能量化和过滤虚假交易量。

ETF提供商更倾向于通过创建自己的指数,来降低第三方成本并提供更便宜的手续费。然而,这一基准设置引发了与欧盟监管机构的利益冲突,包括前期指数变动或篡改ETF的净资产价值等。目前,某些CFD交易所(如CMC)也提供自索引加密产品。

更好的选择是,投资于加密资产和传统产品的散户投资者将使用同一个平台,该平台直接面向全球市场处理订单,并使用一个独立的价格和指数提供商,但这些平台的知名度较低(更不是足球和橄榄球运动衫的主要赞助商),也无法提供同样丰富的交易产品或工具。

 
结论
 

对于千禧一代和更年轻一代来说,下一个十年将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我们正处在一个看起来更像是全球联动的市场操作之中,我们要么参与,要么抵制,并尝试另外的选择——数字资产市场。

我们仍然处于区块链和比特币的早期,在理想情况下会不会不存在隐藏力量?但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即使这些隐藏力量存在,跟拥有万亿美元的基金经理或跨国公司既得利益竞争,哪个存在更大的风险?

------

风险警示:蓝狐笔记所有文章都不能作为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有风险,投资应该考虑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建议对项目进行深入考察,慎重做好自己的投资决策。
  查看全部
investment-portfolio-document.jpg


前言:在目前的经济运作机制下,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继续接受“新常态”,还是拥抱“新范式”?这取决于每个人对未来的理解,对世界经济运作本质的理解,还有对风险和回报的认知。作者Andrew Gillick认为应该抓住未来范式转移下的机会。本文由“蓝狐笔记”社群“HQ”翻译。




从2020年初开始,世界各地的利率趋于零,以及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的出台,这可能是一个年轻投资者生命中的最重要的决定性时刻:抓住胡萝卜,以前所未有的历史高价投资房地产、债券或股票市场,或是进入另外一个基本上不受债务扭曲影响的市场?它能抓住未来十年内可能发生的范式转移机会。让我们来看看低利率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操作房地产、债券和股票价格的,以及如何在投资加密货币市场时减轻被操纵的影响。

自2008年以来,美联储首次降息,尽管国内数据相对强劲,但我们仍然相信降息并不利于经济健康发展。此外,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计划在未来几周内进一步降息。

官方说降息是因为全球经济放缓,但事实上,可以有许多角度来分析,尤其是美国总统要求美元贬值来保持竞争力,使得美国更容易继续为赤字融资,这也可能让美国成为历史上负债最多的国家。

出于控制经济通胀和就业的“正当理由”来调整利率,就意味着要抬高资产价格或企业资产负债表,这本来永远不应该发生!这就是美联储的操作。而世界各地也正在发生越来越多类似的事情。

量化宽松(从债权人到债务人的财富转移)创造的驱动力,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GFC,global Financial crisis )期间首次引入后,被称为“新常态(the new normal)”,如果选择维持原来的经济态势,那么未来几十年来会出现更多相同的情况,就像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一直持续的通货紧缩一样。

 
反向投资者的避风港
 

一直以来,媒体都把比特币称为“金融业的怪物”,它们这样描述加密货币市场:它被潜伏在浅层市场的“巨鲸”(持有大量加密资产的人,通常是早期玩家和投资者)所操纵。相反地,作为顺从的普通公民,散户投资者本应该相信那些维持传统市场运作的数万亿美元债务,而现在这个传统市场与庞氏骗局难以区分。

也许是由于货币操纵的意图正慢慢被揭示,比特币也开始显现其诞生的初衷:一个远离传统市场操纵的避风港。

20190812163528Xa2A.jpeg


新常态?在这次美联储降息之前的一个多月里,BLX全球比特币价格一直与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呈负相关。

自从这次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至2.25%以来,比特币上涨了约10%。此次价格走势落后于其他避险资产,如黄金、日元和瑞士法郎,这些资产都受到了冲击,虽然幅度不大。

虽然比特币远不是完美的,但与许多其他市场相比,它看起来仍然像是洗衣房里一堆脏衣服中最干净的那件衬衫。

 
财富大转移
 

从澳大利亚、新西兰到布鲁塞尔,这些国家的央行正迅速转向金融抑制的货币政策,将利率和债券利率降至历史低点,甚至是负利率,这将导致财富从债权人(储户)转移到债务人(借款人)身上。

桥水基金创始人Ray Dalio认为,通过观察债务和信贷的持有者可以让我们洞察到范式转移。

 “通过观察谁拥有什么资产和负债,询问自己央行最需要帮助的是谁,并考虑到他们拥有的工具,找出他们最有可能的操作,你可以得到最有可能的货币政策转变,这就是“范式转移”的主要驱动力。”

最大的债务人是企业。

201908121635294Ufk.jpeg


美国公司债创历史新高,约为15万亿美元。

根据美联储的数据(上图),美国公司债务占GDP的比例达到历史最高值,占GDP的47%(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这个数字接近75%)。全球范围内有近13万亿美元的负收益债务(企业债和国债),还有数万亿美元的债务刚好高于零。

20190812163529MJZY.jpeg


美国AAA公司借贷利率(蓝线)接近历史低点,为3.2%,而信用卡利率刚刚超过纪录高点,为15.1%。
由于借贷利率如此之低,公司债务(在美国股票回购中发挥很大作用)达到历史高位水平。与此同时,信用卡消费贷款也几乎创下历史新高,在企业利率持续下降的同时稳步上升。

在过去十年里,尽管私人部门一直在减轻债务,但企业部门却一直在狼吞虎咽,更重要的是,这是自从央行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回购了大部分政府债务以来,对收购和资产价格上涨的反应。

基尼系数,左轴,介于0(完全相等)和1之间。

20190812163530leKH.jpeg


低利率带来的美国财富转移,可以从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中反映出来。基尼指数(The Gini Index),被用来衡量一个国家的不平等程度,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它与美联储基金利率呈高度负相关。也就是说,当利率下降时,它会提高富人拥有资产的价格,并扩大贫富差距。

 
负利率:公开市场
 

欧洲有超过40%(即1.4万亿欧元)的公司债券现在的收益率为负,超过50%的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为负;实际上,这相当于借钱还能获得收益。

这些负收益率改变了债券的性质。一般来说,政府或公司会承诺在债券存续期间(通常在2年、5年、10年、20年或30年之间)每年向债权人支付正收益,当债券发行人的信用评级越差,债券收益越高,以补偿风险。反之亦然。

但如果安全的主权债券不能提供正收益率,而高风险的公司收益率也只是稍微高一点,那么它们实际上就不再是固定收益工具。债券已成为资产负债表的会计工具,代表着央行、商业银行和企业之间的转移资金。

为了使其经济从上世纪90年代最大的经济危机中复苏,日本是第一个尝试负利率和债券负收益率的国家。其目标是使经济(而非资产)保持通胀,但在经历了20多年的负利率和零利率之后,这个国家仍然处于通货紧缩,尽管很奇怪,但经济也没有停滞不前。

 
房产市场
 

美国、加拿大、爱尔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主要楼市,因创纪录的低利率和外国资金流入而遭到扭曲,将房价推高至平均收入的数倍,超过了当地大多数年轻人的承受能力。

新西兰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New Zealand)和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是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今年首次降息的国家。在这两个国家,银行业(新西兰超过60%)向房地产市场暴露了严重的风险敞口,两国的主要银行都拥有相同的母公司(四大银行the Big Four banks)。

20190812163530hpVj.jpeg

新西兰房价与家庭债务的相关性为0.82(高度相关),来源:Steve Keen教授


这两个国家的利率都处于历史最低水平,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分别为1.5%和1.25%,低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紧急水平,今年可能还有2次进一步降息。RBA和RBNZ都将召开会议,预计将宣布降息。而加拿大央行(Canadian Central Bank)却逆势而上,从全球金融危机(GFC)历史低点上调利率至1.75%。

20190812163531ijnS.jpeg

澳大利亚房价与家庭债务的相关性为0.6,来源:Steve Keen教授


金融宣传
 

首次购房者往往会被鼓励用10万美元、以5:1的杠杆去贷款买房,他们缺乏经验,而且数据的真实性受媒体、房地产经纪人、开发商的影响,并被利率、债务增长率、以及离岸资本流动所操纵。

尽管出现了十年的警告信号,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政府最近才出台更严格的反洗钱和外国投资者政策,以抵御来自国外投机者和洗钱活动。然而,正是这些海外资本流动提供了这些市场的大部分流动性。

20190812163531Pvk2.jpeg

新西兰房地产市场的海外买家数量。来源: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


去年年底,新西兰提出立法,首次要求非本国公民需要申请才能购买房产。此后,按照新西兰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与前一年相比,2019前三个月海外买家的数量下降了81%。

类似的是,自从推出“空屋房产税”来抵御外国投机者以来,温哥华5月份的房屋销售量环比下降了90%。目前,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是世界上最贵的市场之一,房价几乎是平均收入的9倍。随着海外买家禁令的出台,尤其是在高端房屋市场,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房屋市场开始出现成交量和价格大幅下降的趋势。

20190812163532Wrby.jpeg

针对首次购房者的三则广告,位于奥克兰市中心同一个公交候车亭的同一家银行。语言和意象公开操控人们的情绪。来源:The author


为了减缓楼市顶端和底端价格之间价差的缩小的速度,商业银行开始了称为“金融宣传”的活动,以吸引首次购房者进入楼市,提高销售量,重新树立市场信心。随着新西兰信贷增长放缓,银行利用史上最低利率的诱饵,纷纷推出各种花哨的广告和优惠。

尽管新西兰主流媒体都在报道住房短缺危机,尤其是在奥克兰,但事实恰恰相反:住房库存积压创先历史记录,建筑许可也处于历史高位。

20190812163532hOX1.jpeg


S&P/Case-Shiller 20个美国城市综合房价指数,目前远高于次贷时代的历史高点。

此外,当前美国的房价已经远远高于之前次贷危机的历史高点。而次贷危机时的房价导致美国陷入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

 
新型爱尔兰房产危机
 

要想了解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目前市场的情况,我们可以回顾一下,爱尔兰在“凯尔特虎(Celtic Tiger)”建筑热潮(2000-2007年)前后的情况。

凯尔特虎(Celtic Tiger)泡沫破裂后,在全国,尤其是在都柏林,留下了数万栋未完工的房屋和公寓。在全球金融危机、利率创下历史新低后,风险投资和对冲基金在全球范围内收割不良资产,包括都柏林的许多地产板块。他们在之前未完成的项目上埋伏上好几年,等待着价格和租金回升,然后慢慢地向市场上释放供应。

20190812163533RXQ9.jpeg

爱尔兰无家可归的总人数达到历史新高,超过10000人,来源Focus.ie


爱尔兰从房地产繁荣和萧条的冲击中恢复十年后,发现面临着另一种类型的住房危机——供应不足——尤其是在首都都柏林,将房地产竞争和租金推到了一个难以承受的新高水平,并造成房价历史新高。仅在2018年,都柏林就有近1000个家庭无家可归。

仅在2018年,就有11亿欧元的资金投入了爱尔兰将近3000处住宅物业,占当年房地产投资总额的近30%。

 
股票市场
 

正如在零利率时代,央行是政府债的最大持有者一样,美国公司也成为了股市中最大的股票持有者(主要是他们自己的股票)。

20190812163533eqzM.jpeg


通过量化宽松向企业注入的大部分廉价信贷都被用于购买股票,导致非金融公司成为最大的股东。

注入公司的大多数廉价信贷量化宽松,被用于公司回购股票,这也导致公司成为股票市场上最大的股东或“巨鲸”。早在1982年,公司回购自己的股票还是违法的,但在里根政府放松管制的时代,这种做法被逆转了。股票回购导致国家内部日益严重的财富不平等。

从2007年到2016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中,461家上市公司的企业利润不是投入再生产中,而是进行股票回购,金额达到4万亿美元,占总利润的54%。同时,CEO的年平均薪酬翻了一番。股票回购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健康发展,虽然它提高了每股收益(EPS),甚至公司收益实际是下降的。因此,回购也被描述为合法的市场操纵形式。

接下来,我们将看看波动性,不仅仅是与平均值的差异,还有波动性和风险在股票市场中是如何被掩盖的。

 
波动性掩盖风险
 

比特币和加密资产能够被识别的风险总是归因于它们的高波动性。由于金融业界使用回溯VaR(风险价值)指标(将高波动性等同于高风险)来衡量风险,因此,大多数基金经理不喜欢加密资产。这是错误的负指标吗?

20190812163534PA76.jpeg


Bitmex的历史波动性指数(BVOL)今年已上涨48%,而标准普尔隐形波动性指数(VIX)的跌幅几乎相同,仅略高于历史低点。

做空VIX是十年来最受欢迎的交易策略,甚至有专门面向散户交易员的ETF,这实际上人为地抑制了VIX,使得VIX为13.9,比其长期平均值18.3低两个以上的标准差。然而,这种低波动性可能掩盖了风险。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的金融不稳定假说认为,“稳定可能会导致不稳定”或长期的低波动反而导致更多的债务和风险,从而导致危机。该假说最近得到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Research)的实证研究支持:


     “波动性水平不是能够反映危机的良好指标,但相对较高或较低的波动性却是。低波动性增加了银行危机的可能性,高波动性和低波动性对于股票市场危机都很重要,而任何形式的波动性似乎都不能解释货币危机。”



不可否认,与股票市场(市场规模越小,波动性越大)相比,加密货币是一种更具波动性的资产类别,但与全球股票市场、甚至以私人债、公司债和股票回购为基础的房地产市场不同,加密货币并没有显示出任何即将到来的市场投降的迹象。

20190812163535jZOg.jpeg


Sharpe Ratio比率反映资产除以其波动性的回报。比率越高,风险回报越高。

Sharpe Ratio是投资密切关注的指标,用于衡量资产的风险回报率,根据该指标,比特币从2012年以来的表现优于FANG股票(蓝狐笔记注:FANG指Facebook、Amazon、Netflix、Google等科技巨头),跟Facebook相比,这些年来波动性起伏,比特币已经产生高两倍的风险回报。

此外,区块链技术的开源性质显示了钱包交易及其背后交易者的透明度。

20190812163535D5C6.jpeg


前10位最富有的比特币地址中,有6个是来自世界上最大交易所的钱包,它们总共占流通比特币总数的4%左右。

关注“加密巨鲸”(其中许多是早期使用者或启动该项目的开发者)如何推动市场发展是有必要的。在最富有的10个比特币钱包中,有6个属于全球性交易所,可能还有更多的交易所和场外交易(OTC)商,如Cumberland,当然目前还未被确认。

散户投资者(不管是不是交易员)经常被主流说法所操控,即:比特币和其他市场被操纵、这是一个可能归零的庞氏骗局等等。与房地产市场和企业利润相比,房地产市场和企业利润是以经济体的信贷增长率为基础的,只要这些经济体的增长速度比债务无限期还本付息的速度快,并且是GDP指数级增长,进入系统的新债务就可以偿还之前的未偿债务。

 
如何降低加密市场的风险
 

新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人,如果使用错误的交易平台,可能会增加他们的风险。

尽管价格发现仍然处于一个早期阶段,但众所周知,加密资产在不同加密交易所之间存在巨大的价格差异(尽管它们已经聚合),这往往提供了大量套利机会,但实际上普通交易员或投资者很难找到真正的资产价格。

到目前为止,从传统市场来的散户投资者寻求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需求不断增长,而市场差价合约(CFD)平台(如CMC Markets、eToro和Plus500)填补了这一需求。然而,人们不应该投资于CFD或做市商平台,交易员也应该非常谨慎地交易加密CFD。

这些平台创建了市场,通过将交易双方带到客户交易记录中,从而提供流动性。这种有争议的商业模式,当客户在交易中亏损时,交易所可能会获利,因此存在一种动机——“猎杀止损(stop hunting)”,即清算其帐面上可见的客户头寸。(蓝狐笔记HQ注:交易商和交易者处于对立的立场,因此交易商为了赚取更多客户的利润,通过后台操纵价格波动,达到交易者止损线,英文称之为Stop Loss Hunting)

做市商是最受欢迎的散户交易员/投资者平台之一,因为它们提供低手续费、小差价和大多数产品。法国和英国的监管机构都在考虑禁止CFD产品,这为非做市经纪商(又称直通式处理器,straight-through-processors)创造了填补市场空白的机会。

通过建立可信的第三方指数和加密定价数据,是在传统经纪人与新客户之间架起桥梁的关键一步,投资组合和资金经理能够建立和知晓其加密资产的风险状况,正如MSCI对新兴市场资产所做的那样。

 
自检索平台:利益冲突
 

对于加密散户投资者/交易员来说,他们关心的一个主要波动是,价格往往会因止损和账户流失而出现缺口。

Bitmex是一家开创100倍期货合约而闻名的加密衍生品交易所,最近成为美国监管机构重点调查的对象,Bitmex因将散户投资者暴露于过度的风险中而受到批评。Bitmex是一家做市商,曾经有客户抱怨平台“猎杀止损”。

做市商平台的利益冲突包括:

(i)自我定价以及自我索引

随着交易所设定参考价格、提供流动性,增加了内部操纵单一资产现货价格和交易量的机会。

(ii)猎杀止损造成的损失

由于交易所把所有的订单都记在账上,它也知道交易者止损时的价格,做市商们因利用这些信息来获利而饱受诟病

(iii)使用自有参考价格的自索引产品

引发关于客户纠纷的透明度、操纵性和公平性的质疑

 
减少对客户和经纪人的操纵
 

最近,以太坊在交易所之间遭遇了一次价格闪崩,原因是Bitstamp交易所上有个超大订单,价格在几分钟内从270美元降到190美元,这不仅抹掉了Bitstamp的客户头寸,也抹掉了Bitmex、Kraken、Gemini和Coinbase等主要交易所的客户头寸。

使用由欧盟基准监管机构(EU Benchmarks Regulation)和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验证的独立第三方指数,可以为交易所和客户提供更公平、更稳定的单一资产定价方案。

20190812163535xQad.jpeg


与最受信任的交易所的总流动性指数相比,五家交易所的以太坊价格,在暴跌期间,价格差异有所下降。

当Bitstamp有抛售ETH的大量卖单时,使用BNC的以太坊流动指数价格(ELX)可以保护交易员止损,尤其是在Bitmex和Bitstamp上。LX系列指数通过计算比特币、Ripple和以太坊的“公平全球价格”,将全球六大最具流动性的交易所的交易量和价格加在一起,按订单深度加权。它还能量化和过滤虚假交易量。

ETF提供商更倾向于通过创建自己的指数,来降低第三方成本并提供更便宜的手续费。然而,这一基准设置引发了与欧盟监管机构的利益冲突,包括前期指数变动或篡改ETF的净资产价值等。目前,某些CFD交易所(如CMC)也提供自索引加密产品。

更好的选择是,投资于加密资产和传统产品的散户投资者将使用同一个平台,该平台直接面向全球市场处理订单,并使用一个独立的价格和指数提供商,但这些平台的知名度较低(更不是足球和橄榄球运动衫的主要赞助商),也无法提供同样丰富的交易产品或工具。

 
结论
 

对于千禧一代和更年轻一代来说,下一个十年将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我们正处在一个看起来更像是全球联动的市场操作之中,我们要么参与,要么抵制,并尝试另外的选择——数字资产市场。

我们仍然处于区块链和比特币的早期,在理想情况下会不会不存在隐藏力量?但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即使这些隐藏力量存在,跟拥有万亿美元的基金经理或跨国公司既得利益竞争,哪个存在更大的风险?

------

风险警示:蓝狐笔记所有文章都不能作为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有风险,投资应该考虑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建议对项目进行深入考察,慎重做好自己的投资决策。
 

Linda Xie:去中心化金融的未来在何方?

观点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9 12:08 • 来自相关话题

DeFi 领域哪些场景值得期待?哪些风险需要关注?



去中心化金融(DeFi) ,也被称为「开放式金融」,是加密货币行业迄今为止最受关注的领域之一。虽然 DeFi 创建的东西看似和我们现有许多金融系统(比如借款、贷款、衍生品等)没有太大区别,但从较高层面上来看,其方式通常更加自动化,而且还消除了「中间人」角色。

不可否认,DeFi 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本文希望探讨这一新兴领域的发展方向,以及一些有趣的可能性。


抵押


人们对去中心化金融领域的一个最大抱怨,就是系统总是需要超额抵押才能获得贷款,毕竟没人想让自己的钱被锁定。事实上,设计抵押的初衷是认为资本使用效率极低,而且许多人也没有额外的资金,如果你看下当前整个行业锁定的抵押资金规模已达 5 亿美元,就能理解为什么市场有这种需求了。






抵押的目的通常是用于杠杆,特别是在牛市期间。

举个例子,你可以锁定价值 200 美元的 ETH,借入价值 100 美元的 DAI,然后你可以用借来的 DAI 再购买 100 美元的 ETH。人们尝试抵押的另一个目的是不想出售自己的加密资产,因为持有加密资产会涉及到纳税问题,所以他们可能更愿意把自己的加密货币作为抵押品来获得一笔贷款。

当然,也有些人「热衷」于加密抵押是因为他们觉得这种模式比传统金融系统更精简,无需经历复杂的 KYC (了解你的客户)合规流程(不过在风险合规方面,去中心化金融最终会有所改变的) 。

不仅如此,一些传统金融体系之外的人也会发现去中心化金融十分有益,而且一旦抵押率有所下降,抵押使用将更加突出。

但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仍处于 DeFi 的早期阶段。在这个早期阶段,关于超额抵押的抱怨主要因为系统缺乏合适的去中心化身份和声誉体系。不仅如此,现阶段还没有处理相关问题的法律制度,所以能够让贷方感到「舒适」的唯一方法,就是要求借方超额抵押。

无论人们是否认为 DeFi 系统应该存在,市场需求说明了一切,而现有的 DeFi 项目不过是让人们更容易接受相关服务而已。

如果借款人不想出售自己持有的加密货币,特别是当他们被排除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时,那么目前来看市场上并没有太好的其他选择。贷款人也一样,你可以选择不赚取加密资产利息,比如使用中心化金融服务,这样会被拿走一大块手续费;或是在银行账户里存入法定货币,银行会拿着你的钱放贷,但是他们赚取的绝大部分利息收益并不会给你。

所以,孰优孰劣是很清楚的。虽然 DeFi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对借款人和贷款人来说,这个新兴领域已经向前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如果在 DeFi 中引入更好的身份和声誉系统,对抵押品的要求就会有所降低,目前美国很多银行和其他金融部门都依赖信用机构,比如 Experian、TransUnion、Equifax 等,来确认个人信用。

信用机构会让一些群体处于不利地位,比如海外人士和年轻人。一些 P2P 借贷服务(比如 Lending Club)在解决传统金融服务问题的时候会依赖于FICO 评分系统的分数,这个系统会提供一些额外的数据信息,比如房屋所有权、收入和就业时间等。去中心化身份和声誉服务也可以提供类似的功能,这类服务可能会包含一些其他信息,比如社交媒体声誉、以前贷款偿还历史、其他信誉良好的用户担保等。但是这种解决方案并不是能包治百病的灵药,同样需要经过大量测试和试错,不断探索需要获取哪些评估数据和抵押品。

在 2012 年至 2017 年期间,像 BTCJam这样的公司已经开始在加密行业里探索无抵押加密借贷服务了,他们允许用户将比特币借给借款人,甚至是一些来自新兴市场的借款人,而且无需抵押品。唯一不同的是,BTCJam 会使用自己的专用信用评分来进行业务评估,并且相应地反应借贷利率。

对于正在构建 DeFi 系统的开发人员来说,推荐可以学习 BTCJam 经验并不断改进优化自己的系统。







可组合性


DeFi 最独特的一个地方就是可组合性。

DeFi 协议可以像乐高积木一样互相插入,然后创造出全新的东西,比如 Dan Elitzer 就提出了这样一种想法:将抵押品转移到被称为 「超流量」(superfluidity)的不同系统里。

这意味着,你可以从一个协议中获得抵押品,再将其「借给」另一个协议。不过,这里存在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复利智能合约」(compounding smart contract)风险很大,而且对于超额抵押来说,最重要的要确保借款人不会无法归还使用抵押品的本金。如果抵押品在其他地方被借出并且存在问题,那么这个抵押品就不再有用了。

虽然有些业内人士不满这种「超流量」系统,但是由于大量资金被锁定造成流通效率低下等问题,人们将不可避免地去尝试这一概念。所以,我们能做的也许就是进行自我调节,或者设置一个「护栏」,比如规定一个最低抵押率。

    链闻注:关于「超流量」的概念,可参阅链闻之前发表的 IDEO CoLab 投资人、MIT 比特币俱乐部创始人 Dan Elitzer 的 文章:《DeFi 的未来:给密码货币抵押品赋予流动性,这个世界将会怎样?》


实际上,市场上有很多平台允许用户存入资金,然后按照最高利率的 DeFi 协议借出(比如 MetaMoneyMarket),而且帮助用户免除了自我管理的麻烦。当然,用户也可以进行一些个性化的设置。比如:你可以在单一协议里设定一个最大资金贷款额度比例,这样就能减少智能合约风险,或是只借出给一批特定协议列表,如果利率低于某个百分率后则返还资金,又或根据哪种稳定币抵押率最有利在不同稳定币之间——比如从 USDC 到 DAI 进行切换。

有趣的是,未来很多这些流程也许都是从一些非加密原生用户身上抽象出来。例如,用户可能只需要进行一些风险承受能力测试和 / 或选择他们的风险评分,就能了解自己可以选择哪些 DeFi 协议,类似于 Wealthfront 现在呈现给用户的解决方案。





Wealthfront 风险承受能力评分示例:一位用户在回答了问卷之后的风险承受能力评分结果


资产


笔者本人非常喜欢将比特币等更多种代币化资产带入到 DeFi 领域的想法。在牛市中,如果 DeFi 服务可以轻松获取,并且可以创建和兑换的成本也很便宜的话,那么在 DeFi 中使用比特币应该会有很大的需求。

    链闻注:关于 DeFi 在比特币区块链上实践的思考,可参阅链闻之前发表的的,Token Daily 合伙人 Mohamed Fouda 的 文章:《让比特币 DeFi 成为可能,有这些方法和用例》


我相信加密托管服务提供商占据最好位置,可以提供这类服务的中心化版本,因为资金会很容易被客户锁定。

许多大型投资方被要求必须通过合格的托管方保管资金,因为对某些人(或项目)来说,自我监管并不靠谱。托管服务提供者可以提供一个选项,把托管资产代币化,并允许人们进行交易,这可能成为托管方的另一个收入来源。比如 Wrapped Bitcoin (WBTC) 已经在市场上存在,但他们收取的费用很高,也是难以在市场普及的障碍之一。

不过,随着市场竞争和用户量的不断增加,费用最终肯定会将下降。加密货币托管费率就是这样,由于加密托管市场竞争越来越大,月活用户量不断上升,加密货币托管费率已经出现了明显下降。以 Coinbase Custody 为例,他们在 2018 年 7 月正式推出,当时费率为每个月 10 个基点,但是在 2019 年 8 月已经下降到了每年 50 个基点,很多人相信这个数字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降低。

而且,相对于中心化版本的代币资产,去中心化版本资产最终肯定会流行起来,并与之共存。

目前,绝大多数使用 DeFi 的人都是原生加密货币用户,但是传统投资者未来也可能会使用 DeFi、或是类似于 DeFi 的系统。有些稳定币其实就「借用」了 DeFi 的概念,比如 USDC 被贷出并在 DeFi 平台上再借入。

未来有一天,我们可以想象会有许多不同种类的资产都能用代币化,包括股票、房地产、债券等代币,传统投资者可以用这些资产作为抵押来获取杠杆和 / 或贷款。

不过,这些系统将受到高度监管,因为如果没有合适的监管,传统投资者就不会使用它。我们现在所拥有的 DeFi 很像是另一种形式的 DeFi,它比传统系统更有效、成本更低,但是却比真正的 DeFi 受到更多监管。


风险


虽然 DeFi 非常吸引人,但你必须承认它是有风险的。

DeFi 系统通常比较新,有的可能只运行了几个月,所以存在明显的智能合约风险。当许多智能协议相互作用、并在彼此基础上建立新合约的时候,其风险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如果这种风险不存在,那么现在很明显可以基于 DeFi 协议借出大量资金(如果有更多的人试图从高利率获益,那么当前的利率可能会大幅下降)。

此外,DeFi 还存在其他风险,比如用于支持贷款的抵押品。如果某个抵押品(代币)价格下跌速度非常快(即使是过度抵押也无法解释某些资产的波动性),以至于追加保证金仍然无法弥补借入的全部资金,此时就会出现较大风险。

不过,如今有些 DeFi 平台具有合理的超额抵押率和可接受的抵押品类型,因此潜在的贷款违约并不会像智能合约风险那样令人担忧。

随着交易量不断增大,未来 DeFi 行业肯定会引入更多监管,比如需要 KYC。更多监管可能会降低某些项目的流动性,一些无法满足监管要求、并且无法提供合适文件的人也许就无法访问 DeFi 系统了。

当然,具体情况也因人而异,还会涉及到产品类型、管辖权和权力下放等各种不同的因素。虽然有些 DeFi 项目用了 DeFi 这个名字,但当前阶段,很多项目并不是非常去中心化的。

鉴于存在这些风险,人们开始讨论是否可以通过使用去中心化保险来对冲部分风险。

你可以预测、并押注某个协议上存在智能合约问题,如果它真的有的话你就能赚钱,就像 Augur(e.g. 去中心化金融保险 defisurance)。还有一些去中心化保险项目(比如 Nexus Mutual)已经开始使用自己的系统来处理支出。但仍要注意的是,即便是这种方法还是会存在复合智能合约风险,同时在他们一些独立的领域里,你需要进行尽职调查,比如治理结构、风险评估、索赔流程等。当然,如果 DeFi 行业规模足够大的话,传统保险公司可能就会提供相关产品了。

另一个潜在的问题是,许多 DeFi 平台的利率都很不稳定,因为人们并不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借入资金、或者把自己的资金贷出。未来可能会出现利率互换以锁定溢价,但这也增加了 DeFi 自身的复杂性。


总结


总的来说,我们必须清楚现在仍然是 DeFi 的早期阶段,但行业潜力巨大。DeFi 不仅能让很多被排除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的人获得金融产品,还能创造出一些人们从未见过的全新金融产品。

批评 DeFi 有意义吗?许多抱怨其实恰恰是因为这个行业仍处于早期,存在问题也是正常的。

我们可以看到,DeFi 开发人员和用户已经开始具备一些明显的竞争力了,他们对于个别 DeFi 项目的反馈也更加具体、更有帮助、而且也更富成效。


撰文:Linda Xie,区块链投资机构 Scalar Capital 联合创始人,Coinbase 早期产品经理

链闻获得本文作者授权翻译并发表中文版本。 查看全部
8d116fd2-da97-5b20-a1ce-7aae40c56494_Ly0qQqx.jpg


DeFi 领域哪些场景值得期待?哪些风险需要关注?




去中心化金融(DeFi) ,也被称为「开放式金融」,是加密货币行业迄今为止最受关注的领域之一。虽然 DeFi 创建的东西看似和我们现有许多金融系统(比如借款、贷款、衍生品等)没有太大区别,但从较高层面上来看,其方式通常更加自动化,而且还消除了「中间人」角色。

不可否认,DeFi 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本文希望探讨这一新兴领域的发展方向,以及一些有趣的可能性。


抵押


人们对去中心化金融领域的一个最大抱怨,就是系统总是需要超额抵押才能获得贷款,毕竟没人想让自己的钱被锁定。事实上,设计抵押的初衷是认为资本使用效率极低,而且许多人也没有额外的资金,如果你看下当前整个行业锁定的抵押资金规模已达 5 亿美元,就能理解为什么市场有这种需求了。

39aac58e28e6cdbbbc351edbf6356f94.jpg


抵押的目的通常是用于杠杆,特别是在牛市期间。

举个例子,你可以锁定价值 200 美元的 ETH,借入价值 100 美元的 DAI,然后你可以用借来的 DAI 再购买 100 美元的 ETH。人们尝试抵押的另一个目的是不想出售自己的加密资产,因为持有加密资产会涉及到纳税问题,所以他们可能更愿意把自己的加密货币作为抵押品来获得一笔贷款。

当然,也有些人「热衷」于加密抵押是因为他们觉得这种模式比传统金融系统更精简,无需经历复杂的 KYC (了解你的客户)合规流程(不过在风险合规方面,去中心化金融最终会有所改变的) 。

不仅如此,一些传统金融体系之外的人也会发现去中心化金融十分有益,而且一旦抵押率有所下降,抵押使用将更加突出。

但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仍处于 DeFi 的早期阶段。在这个早期阶段,关于超额抵押的抱怨主要因为系统缺乏合适的去中心化身份和声誉体系。不仅如此,现阶段还没有处理相关问题的法律制度,所以能够让贷方感到「舒适」的唯一方法,就是要求借方超额抵押。

无论人们是否认为 DeFi 系统应该存在,市场需求说明了一切,而现有的 DeFi 项目不过是让人们更容易接受相关服务而已。

如果借款人不想出售自己持有的加密货币,特别是当他们被排除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时,那么目前来看市场上并没有太好的其他选择。贷款人也一样,你可以选择不赚取加密资产利息,比如使用中心化金融服务,这样会被拿走一大块手续费;或是在银行账户里存入法定货币,银行会拿着你的钱放贷,但是他们赚取的绝大部分利息收益并不会给你。

所以,孰优孰劣是很清楚的。虽然 DeFi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对借款人和贷款人来说,这个新兴领域已经向前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如果在 DeFi 中引入更好的身份和声誉系统,对抵押品的要求就会有所降低,目前美国很多银行和其他金融部门都依赖信用机构,比如 Experian、TransUnion、Equifax 等,来确认个人信用。

信用机构会让一些群体处于不利地位,比如海外人士和年轻人。一些 P2P 借贷服务(比如 Lending Club)在解决传统金融服务问题的时候会依赖于FICO 评分系统的分数,这个系统会提供一些额外的数据信息,比如房屋所有权、收入和就业时间等。去中心化身份和声誉服务也可以提供类似的功能,这类服务可能会包含一些其他信息,比如社交媒体声誉、以前贷款偿还历史、其他信誉良好的用户担保等。但是这种解决方案并不是能包治百病的灵药,同样需要经过大量测试和试错,不断探索需要获取哪些评估数据和抵押品。

在 2012 年至 2017 年期间,像 BTCJam这样的公司已经开始在加密行业里探索无抵押加密借贷服务了,他们允许用户将比特币借给借款人,甚至是一些来自新兴市场的借款人,而且无需抵押品。唯一不同的是,BTCJam 会使用自己的专用信用评分来进行业务评估,并且相应地反应借贷利率。

对于正在构建 DeFi 系统的开发人员来说,推荐可以学习 BTCJam 经验并不断改进优化自己的系统。

c029ea11b19d37f4bcec30d0502afe31.jpg



可组合性


DeFi 最独特的一个地方就是可组合性。

DeFi 协议可以像乐高积木一样互相插入,然后创造出全新的东西,比如 Dan Elitzer 就提出了这样一种想法:将抵押品转移到被称为 「超流量」(superfluidity)的不同系统里。

这意味着,你可以从一个协议中获得抵押品,再将其「借给」另一个协议。不过,这里存在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复利智能合约」(compounding smart contract)风险很大,而且对于超额抵押来说,最重要的要确保借款人不会无法归还使用抵押品的本金。如果抵押品在其他地方被借出并且存在问题,那么这个抵押品就不再有用了。

虽然有些业内人士不满这种「超流量」系统,但是由于大量资金被锁定造成流通效率低下等问题,人们将不可避免地去尝试这一概念。所以,我们能做的也许就是进行自我调节,或者设置一个「护栏」,比如规定一个最低抵押率。


    链闻注:关于「超流量」的概念,可参阅链闻之前发表的 IDEO CoLab 投资人、MIT 比特币俱乐部创始人 Dan Elitzer 的 文章:《DeFi 的未来:给密码货币抵押品赋予流动性,这个世界将会怎样?》



实际上,市场上有很多平台允许用户存入资金,然后按照最高利率的 DeFi 协议借出(比如 MetaMoneyMarket),而且帮助用户免除了自我管理的麻烦。当然,用户也可以进行一些个性化的设置。比如:你可以在单一协议里设定一个最大资金贷款额度比例,这样就能减少智能合约风险,或是只借出给一批特定协议列表,如果利率低于某个百分率后则返还资金,又或根据哪种稳定币抵押率最有利在不同稳定币之间——比如从 USDC 到 DAI 进行切换。

有趣的是,未来很多这些流程也许都是从一些非加密原生用户身上抽象出来。例如,用户可能只需要进行一些风险承受能力测试和 / 或选择他们的风险评分,就能了解自己可以选择哪些 DeFi 协议,类似于 Wealthfront 现在呈现给用户的解决方案。

a62234c4-855c-56a5-b339-563f3193130a.jpg

Wealthfront 风险承受能力评分示例:一位用户在回答了问卷之后的风险承受能力评分结果


资产


笔者本人非常喜欢将比特币等更多种代币化资产带入到 DeFi 领域的想法。在牛市中,如果 DeFi 服务可以轻松获取,并且可以创建和兑换的成本也很便宜的话,那么在 DeFi 中使用比特币应该会有很大的需求。


    链闻注:关于 DeFi 在比特币区块链上实践的思考,可参阅链闻之前发表的的,Token Daily 合伙人 Mohamed Fouda 的 文章:《让比特币 DeFi 成为可能,有这些方法和用例》



我相信加密托管服务提供商占据最好位置,可以提供这类服务的中心化版本,因为资金会很容易被客户锁定。

许多大型投资方被要求必须通过合格的托管方保管资金,因为对某些人(或项目)来说,自我监管并不靠谱。托管服务提供者可以提供一个选项,把托管资产代币化,并允许人们进行交易,这可能成为托管方的另一个收入来源。比如 Wrapped Bitcoin (WBTC) 已经在市场上存在,但他们收取的费用很高,也是难以在市场普及的障碍之一。

不过,随着市场竞争和用户量的不断增加,费用最终肯定会将下降。加密货币托管费率就是这样,由于加密托管市场竞争越来越大,月活用户量不断上升,加密货币托管费率已经出现了明显下降。以 Coinbase Custody 为例,他们在 2018 年 7 月正式推出,当时费率为每个月 10 个基点,但是在 2019 年 8 月已经下降到了每年 50 个基点,很多人相信这个数字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降低。

而且,相对于中心化版本的代币资产,去中心化版本资产最终肯定会流行起来,并与之共存。

目前,绝大多数使用 DeFi 的人都是原生加密货币用户,但是传统投资者未来也可能会使用 DeFi、或是类似于 DeFi 的系统。有些稳定币其实就「借用」了 DeFi 的概念,比如 USDC 被贷出并在 DeFi 平台上再借入。

未来有一天,我们可以想象会有许多不同种类的资产都能用代币化,包括股票、房地产、债券等代币,传统投资者可以用这些资产作为抵押来获取杠杆和 / 或贷款。

不过,这些系统将受到高度监管,因为如果没有合适的监管,传统投资者就不会使用它。我们现在所拥有的 DeFi 很像是另一种形式的 DeFi,它比传统系统更有效、成本更低,但是却比真正的 DeFi 受到更多监管。


风险


虽然 DeFi 非常吸引人,但你必须承认它是有风险的。

DeFi 系统通常比较新,有的可能只运行了几个月,所以存在明显的智能合约风险。当许多智能协议相互作用、并在彼此基础上建立新合约的时候,其风险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如果这种风险不存在,那么现在很明显可以基于 DeFi 协议借出大量资金(如果有更多的人试图从高利率获益,那么当前的利率可能会大幅下降)。

此外,DeFi 还存在其他风险,比如用于支持贷款的抵押品。如果某个抵押品(代币)价格下跌速度非常快(即使是过度抵押也无法解释某些资产的波动性),以至于追加保证金仍然无法弥补借入的全部资金,此时就会出现较大风险。

不过,如今有些 DeFi 平台具有合理的超额抵押率和可接受的抵押品类型,因此潜在的贷款违约并不会像智能合约风险那样令人担忧。

随着交易量不断增大,未来 DeFi 行业肯定会引入更多监管,比如需要 KYC。更多监管可能会降低某些项目的流动性,一些无法满足监管要求、并且无法提供合适文件的人也许就无法访问 DeFi 系统了。

当然,具体情况也因人而异,还会涉及到产品类型、管辖权和权力下放等各种不同的因素。虽然有些 DeFi 项目用了 DeFi 这个名字,但当前阶段,很多项目并不是非常去中心化的。

鉴于存在这些风险,人们开始讨论是否可以通过使用去中心化保险来对冲部分风险。

你可以预测、并押注某个协议上存在智能合约问题,如果它真的有的话你就能赚钱,就像 Augur(e.g. 去中心化金融保险 defisurance)。还有一些去中心化保险项目(比如 Nexus Mutual)已经开始使用自己的系统来处理支出。但仍要注意的是,即便是这种方法还是会存在复合智能合约风险,同时在他们一些独立的领域里,你需要进行尽职调查,比如治理结构、风险评估、索赔流程等。当然,如果 DeFi 行业规模足够大的话,传统保险公司可能就会提供相关产品了。

另一个潜在的问题是,许多 DeFi 平台的利率都很不稳定,因为人们并不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借入资金、或者把自己的资金贷出。未来可能会出现利率互换以锁定溢价,但这也增加了 DeFi 自身的复杂性。


总结


总的来说,我们必须清楚现在仍然是 DeFi 的早期阶段,但行业潜力巨大。DeFi 不仅能让很多被排除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的人获得金融产品,还能创造出一些人们从未见过的全新金融产品。

批评 DeFi 有意义吗?许多抱怨其实恰恰是因为这个行业仍处于早期,存在问题也是正常的。

我们可以看到,DeFi 开发人员和用户已经开始具备一些明显的竞争力了,他们对于个别 DeFi 项目的反馈也更加具体、更有帮助、而且也更富成效。


撰文:Linda Xie,区块链投资机构 Scalar Capital 联合创始人,Coinbase 早期产品经理

链闻获得本文作者授权翻译并发表中文版本。

渣打银行利用区块链平台Voltron,完成首笔国际信用证交易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9 11:52 • 来自相关话题

 据Coindesk 8月7日报道,渣打银行宣布成功在石油行业区块链平台Voltron上,完成首笔国际信用证(LC)交易。

在周三的一份公告中,渣打银行表示,已经对泰国国家石油股份公司(PTT Group)、其子公司泰国国家石油国际交易公司(PTT International Trading Pte Ltd)与炼油、石化公司IRPC进行了试点交易,交易涉及从泰国向新加坡运输一种石油产品。

渣打银行表示:

    借助Voltron平台,渣打银行能够使各方之间端到端的信息交换数字化,并简化信用证签发、通知和议付以及单据提交等交易过程。


渣打银行跟单贸易产品管理全球主管塞缪尔·马修(Samuel Mathew)表示:

    本次试点交易标志着我们与Voltron 平台合作的开始。未来我们将有众多的交易,以实现贸易数字化。同时,我们还会增强客户体验。当前,为应对当今全球贸易环境中的挑战,我们的客户越来越多地依靠技术手段。因此,我们对Voltron为行业带来的潜在机会非常乐观和兴奋,因为它不仅在提高速度和降低结算风险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同时也能在其网络内灵活连接银行、企业和其他第三方提供商。


通过区块链平台以电子方式发送文件意味着交易中所有参与者都能够在交易过程中查看实时数据。渣打银行表示,此举“大幅缩短”完成交易所需的时间,只需不到12小时。

石油公司通常利用信用证进行短期贸易融资,但这一过程主要依赖于人工和文书,所需交付时间长达五天。

渣打银行补充称,通过区块链,Voltron平台上的石油行业参与者将提高供应链的透明度并增加成本效益。

开放区块链行业平台Voltron 旨在“数字化创建、交换、批准和发行信用证”。

渣打银行贸易产品管理数字转型全球主管若丹·罗林(Jordane Rollin)补充道,Voltron即将推出商业发布。

    我们不断通过试点获得客户反馈,继而为Voltron 增添新功能。此外,我们还开始将服务范围拓展至信用证以外的领域,成为传统贸易数字化的新行业标准。


本周,渣打与腾讯、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的合资企业“数字广东”(Digital Guangdong)完成了首次供应链融资交易。“数字广东”项目旨在为中国广东省居民提供数字政府服务。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standard-chartered-completes-first-transaction-on-oil-industry-<em>blockchain-voltron/</em>
作者:Daniel Palmer
编译:ElaineW 查看全部
201908081329036539.jpg

 据Coindesk 8月7日报道,渣打银行宣布成功在石油行业区块链平台Voltron上,完成首笔国际信用证(LC)交易。

在周三的一份公告中,渣打银行表示,已经对泰国国家石油股份公司(PTT Group)、其子公司泰国国家石油国际交易公司(PTT International Trading Pte Ltd)与炼油、石化公司IRPC进行了试点交易,交易涉及从泰国向新加坡运输一种石油产品。

渣打银行表示:


    借助Voltron平台,渣打银行能够使各方之间端到端的信息交换数字化,并简化信用证签发、通知和议付以及单据提交等交易过程。



渣打银行跟单贸易产品管理全球主管塞缪尔·马修(Samuel Mathew)表示:


    本次试点交易标志着我们与Voltron 平台合作的开始。未来我们将有众多的交易,以实现贸易数字化。同时,我们还会增强客户体验。当前,为应对当今全球贸易环境中的挑战,我们的客户越来越多地依靠技术手段。因此,我们对Voltron为行业带来的潜在机会非常乐观和兴奋,因为它不仅在提高速度和降低结算风险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同时也能在其网络内灵活连接银行、企业和其他第三方提供商。



通过区块链平台以电子方式发送文件意味着交易中所有参与者都能够在交易过程中查看实时数据。渣打银行表示,此举“大幅缩短”完成交易所需的时间,只需不到12小时。

石油公司通常利用信用证进行短期贸易融资,但这一过程主要依赖于人工和文书,所需交付时间长达五天。

渣打银行补充称,通过区块链,Voltron平台上的石油行业参与者将提高供应链的透明度并增加成本效益。

开放区块链行业平台Voltron 旨在“数字化创建、交换、批准和发行信用证”。

渣打银行贸易产品管理数字转型全球主管若丹·罗林(Jordane Rollin)补充道,Voltron即将推出商业发布。


    我们不断通过试点获得客户反馈,继而为Voltron 增添新功能。此外,我们还开始将服务范围拓展至信用证以外的领域,成为传统贸易数字化的新行业标准。



本周,渣打与腾讯、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的合资企业“数字广东”(Digital Guangdong)完成了首次供应链融资交易。“数字广东”项目旨在为中国广东省居民提供数字政府服务。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standard-chartered-completes-first-transaction-on-oil-industry-<em>blockchain-voltron/</em>
作者:Daniel Palmer
编译:ElaineW

募资额Top50的区块链明星项目,现在还有几个活着?

项目blockbeats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7 11:40 • 来自相关话题

前几天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在网站推送了一条非常有意思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仅有 3 个山寨币价格的变化跑赢了比特币的涨幅,分别是币安平台币 BNB、Tezos(XTZ)、Chainlink(LINK)。剩下的项目都没有跑过比特币的 215% 涨幅。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行业几万个项目,剩下的那些,现在怎么样了?

2017 年,全球 ICO 融资 54 亿美元;2018 年,全球 ICO 融资 126 亿美元;2019 年上半年,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根据 ICOdrop 的数据统计,一共 87 个项目融资,一共 20.6 亿美元。

在这 200 多亿美元里,融资里程碑的项目笔笔皆是:EOS 用一年时间公募,融资 42 亿美元;Telegram 靠着不到 200 个人的私募融了 17 亿美元;主网已经拖延快一年的 FileCoin 融了 2 个亿美元...... 这些项目现在褒贬不一,有的突然起势,几十个公司都宣布合作;有的是融了上千万美元,却做了一个市值只有几百万美元的项目;有的项目一再延期,不断有团队成员离开。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根据 TokenData 的数据,结合项目的 Twitter、Github、社区活跃度、周报这些因素,总结了截止到 2019 年 6 月 30 日区块链融资历史上金额排名前 50 的项目现在的状况。我们一起看看,这些曾经大名鼎鼎的项目现在混成了什么样子?
 

融资历史 Top50

















注:1. 市值数据截取自 CoinMarketCap、CoinGecko、BitUniverse,若项目未上线则显示「-」、若项目已上线但无法查证流通市值则显示「?」。因统计数据来源众多,上表数据或存在些许差异,请读者不吝勘误。
2. 若该项目主网已上线并持续发声或项目 Github、Twitter、周/月报汇报进度基本正常,无严重逾期,则显示「进度基本正常」;若该项目 Github 更新延后、Twitter 等社交渠道发声较少、产品正在推进的,则显示「进度延期」;若该项目 Github 更新、路线图进度、Twitter 等渠道热度、产品推进有一项有严重缺陷或较大滞后的,则显示「进度延滞」;若该项目 Github、路线图、Twitter、产品均有严重缺陷且滞后较多的,则显示「进度停滞」。
这 50 个融资总金额刚好 100 亿美元的项目中,我们看到了虎头蛇尾的「伤仲永」,看到了落魄的「过气网红」,也看到了心术似乎不正的「空气币」。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统计,这 50 个明星项目中目前 19 个进度延滞,5 个已经停滞了,还有一些项目已经宣告失败,团队遣散,甚至被指控,真正进度基本正常的,只有 17 个,只占 34%。

这个数据还是因为今年有些新的大额融资,项目刚启动,还在正常阶段。再往下看几位,很多项目也都早就停滞了。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挑了几个代表,看看这些明星项目的现在。

 
明星项目的现在
 

EOS 的发展大家有目共睹,一年时间的众筹让 EOS 融到了史无前例的 42.34 亿美金,在 50 个项目中,金额占了接近一半。但是主网上线后,这个号称「区块链 3.0」的项目出现了许多问题让行业诟病:性能无法兑付、Github 进展缓慢、中心化程度高、DApp 经常被黑客攻击等等。创始人 BM 又在研发新的项目,不知道还会不会在乎 EOS 的未来。

加密聊天工具 Telegram 开发的网络 Telegram Open Network,靠着不到 200 个人的私募,融了 17 亿美元,也是私募融资的里程碑。最近 TON 的测试网刚刚上线,主网现在还未上线。我们只看到了 Telegram 画的大饼,但始终没有喂到嘴边。不过从 Telegram 比较扎实的开发功底来看,最终 TON 或许能给我们一些惊喜,行业内也有不少人对这个项目表示看好。

tZero 是证券代币发行(STO)的发行平台,融资 1.34 亿美金。当时,STO 这个概念本寄予了合规 ICO 的希望,可是并没有热起来,t0 代币的价格在上线后也破发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新动作,不过 7 月底,在线零售商、tZero 的母公司 Overstock 宣布,将使用由 tZero 发行的数字通证证券向其下属公司支付股东股息,同时通过美股给 t0 代币持有者分红,这种新玩法不知道能不能让 tZero 有一点热度。

即时社交应用 Kik Messenger 是主流互联网公司发币的一个代表。Kik 早期非常火爆,2010 年公开之后在 Twitter 上推出后,仅 15 天就已有 100 万用户登录。2017 年,KiK 月活 5000 万人的时候,宣布发行代币 KIN,在 2017 年 9 月完成 9850 万美金的 ICO 融资。但是今年 6 月 4 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式起诉 Kik 的 ICO 是非法融资,认为 KIN 是证券,但是 Kik 公司并没有在 SEC 那里注册。这个事情到现在还没有结果。

Elastos 亦来云是国内公链项目的一个经典。团队均是名校背景,背后行业知名的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和 NEO 小蚁的创始人达鸿飞,甚至还有富士康公司的站台,三轮融资近 7000 个比特币,还没上线就已经是国内最拉风的项目了。然而在 2018 年上线火币交易所后,币价大跌,很多投资者亏得血本无归,甚至开始自发组织维权。项目名声一落千丈,现在已经几乎没人关注了,甚至其他项目方都不想表明自己跟亦来云有关系,生怕投资者不满。

融资 5200 万美元的 Blockstack 最近大火,是这 50 个项目中,为数不多的还有好消息的项目。今年 7 月份,Blockstack 成为首个美国 SEC 批准的按 Reg A+规则,发行合规代币的项目。在加密货币融资的历史上,Blockstack 成为了里程碑。而且 Blockstack 的合规化也让提供 STO 融资形式失去了意义,既然可以主动寻求 SEC 的合规,为何还要去 STO 呢?

另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 Centra 公司的创始人的被捕。这位曾在 2017 年的 ICO 狂潮中融资近 5000 万美金的公司的创始人在 2018 年因涉嫌诈骗被指控,成为美国首位因 ICO 非法融资被捕的创始人。同时,为这个项目站台的众多明星,包括拳王梅瑟威都接到了 SEC 的罚款通知。现在看来,这也是当年 ICO 投机泡沫中,人性疯狂和贪婪交织在一起的一个缩影。

Sirin Labs 曾在 2017 年底融资近 1.58 亿美金,旨在打造一个内置独立硬件钱包的区块链手机「Finney」,据悉富士康也合作参与了「Finney」的开发。然而,市场似乎并不买账。2019 年 4 月,Sirin Labs 宣布大幅裁员四分之一,同时 CEO 以欺骗投资者为名被起诉。SRN 代币的价格也从最高的 3.8 美金滑落到 0.015 美金,流通市值滑落到仅 700 万美金,不到当初融资额的 5%,直到现在也没有复苏的迹象。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The DAO 的故事更是精彩。作为治理项目的鼻祖,THE DAO 第一次提出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的概念付诸实践。在它的设想中,每个人可以将加密货币投入其中,The DAO 再把这些资产投入到区块链项目中,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能够成为这个链上组织的有限合伙人。由于理念的前瞻性,The DAO 在 2016 年 5 月就完成了 1.5 亿美金的融资,这在当时的币圈绝无仅有。然而,The DAO 甚至还没有机会败给设计机制,就败给了技术漏洞。The DAO 被黑客进行了循环提现攻击,损失惨重,这一事件在以太坊社区闹得沸沸扬扬,最终硬分叉出 ETC 和 ETH 两条链,而 The DAO 则作为陪葬品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Bankera 曾在 2018 年 2 月完成 1.5 亿美金的融资,提出「建立传统金融和区块链之间桥梁」的它虽然仍保持社交媒体的发声,但现在已经看不到项目的实质性进展。其代币 BNK 也已经无人问津,跌去 80%,日交易量仅 5 万美元。

今年刚刚融了 5000 万美元的 ThunderCore 在昨天也出问题了,首席科学家、技术核心 ElaineShi 博士结束了 2 年的合约,不再继续与 ThunderCore 签约。ElaineShi 之于 ThunderCore,就像 Gavin Wood 之于 Polkadot。此事也引发了 ThunderCore 社区内的激烈讨论,有投资者在社群内表示项目团队早已知道这一事情并且进行了隐瞒,并认为项目方「偷偷砸盘」。

由 3 位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创办的 Basis,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代表。Google Ventures、a16z、Polychain Capital、Pantera、Metastable、贝恩资本、币安 Labs、Naval 等诸多重量级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纷纷入局,融资 1.25 亿美元,抢滩算法稳定币江湖,打算开辟稳定币新时代。然而,美国 SEC 打碎了 Basis 的美梦,监管认为 Basis 系统中的 Baseshare 和 Basebond 属于「证券」型资产,发行该类代币违背了有关规定。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三个普林斯顿的年轻人最后竞以「散场」谢幕。

PumaPay 是一个比较冷门的支付系统类项目,闷声不响地在 2018 年 5 月完成了约 1.17 亿美金的 ICO 融资。一年多过去了,项目并没有突破性进展,代币也依然鲜为人知,据 Coinmarketcap 显示,PMA 近 24 小时交易量仅 2.2 万美金,流动性几乎归零。

而类似的下场,在区块链项目中,数不胜数。

 
融资高≠项目靠谱
 

史上最高融资的 50 个项目,66% 都处于不正常的状态,团队不是被抓就是遣散,只有 17 个还算正常。从这个结果看,我们本能地就想下个结论:有些项目从一开始就打着发币圈钱的主意有备而来。还有一些项目本来想认认真真做事,可当巨额融资款到手后思想转变,将白皮书中描绘的美好计划抛之脑后,最后也成了敷衍了事的垃圾项目。

虽然不排除有些项目上线的目的就是要割韭菜,但其实很多项目落寞的原因非常复杂,我们无法判断项目方本来的意图,很多时候外部环境对于团队的影响,我们这些不了解信息的外部人员无法做出判断。

所以,我们也只能得出两个结论:

1、融资金额高并不能说明项目靠谱;
2、2017 和 2018 年那个区块链疯狂融资的时代再也不会出现了。



其实,也有很多现在依旧活跃的知名项目并没有过大量的融资。Cosmos 在 2017 年 4 月完成的 ICO 中,仅募集了 1700 万美金等价的比特币和以太坊,但是今年主网上线后引领了跨链这个主题;号称「区块链 USB」的去中心化预言机 Chainlink 在 2017 年 9 月份融资 3200 万美元,沉寂了两年后开始爆发,在稳定币、物联网、公链、隐私、去中心化金融 DeFi 等方面,甚至 Google 和甲骨文这些巨头均宣布与 Chainlink 合作,合作团队多达 41 个。代币 LINK 的价值也在今年达到了顶峰。

当然,还有很多 PoW 项目连融资都没有。今年年初的 Grin 团队为了实现代币公平分配这个目标,有人给他们投资都不要,所有的收入全靠社区的捐款,希望真的能用区块链,去实现自己的那一点理想主义。

当我们回过头来回顾那些曾经在区块链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笔划的项目时,上亿美元融资、顶级开发团队、乌托邦式白皮书,无时无刻不在扣动着每一个买了他们代币的投资者的心弦。有些项目方确实还在做事,但是已经开始偏离他们的主题,也有很多项目方在赚得盆满钵满之后离开行业,甩手走人,再次把「韭菜」推到「割不割肉」的悬崖边上。

除了上述提到的融资过 4500 万美元的明星项目之外,还有更多融资金额超过千万美元的项目,他们的项目开发和社区运行早都已经停滞,甚至有些项目方团队都已经解散了。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推荐诸位读者再去关注一下自己曾经投资过的项目,查看一下他们现在是否还在「做事」,或者已经「跑路」。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


作者:0x22 0x29 查看全部

Brazilian-Govt-Official-Believes-Economic-Reforms-May-Result-in-Crypto-Based-Tax-Evasion.jpg

前几天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在网站推送了一条非常有意思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仅有 3 个山寨币价格的变化跑赢了比特币的涨幅,分别是币安平台币 BNB、Tezos(XTZ)、Chainlink(LINK)。剩下的项目都没有跑过比特币的 215% 涨幅。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行业几万个项目,剩下的那些,现在怎么样了?

2017 年,全球 ICO 融资 54 亿美元;2018 年,全球 ICO 融资 126 亿美元;2019 年上半年,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根据 ICOdrop 的数据统计,一共 87 个项目融资,一共 20.6 亿美元。

在这 200 多亿美元里,融资里程碑的项目笔笔皆是:EOS 用一年时间公募,融资 42 亿美元;Telegram 靠着不到 200 个人的私募融了 17 亿美元;主网已经拖延快一年的 FileCoin 融了 2 个亿美元...... 这些项目现在褒贬不一,有的突然起势,几十个公司都宣布合作;有的是融了上千万美元,却做了一个市值只有几百万美元的项目;有的项目一再延期,不断有团队成员离开。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根据 TokenData 的数据,结合项目的 Twitter、Github、社区活跃度、周报这些因素,总结了截止到 2019 年 6 月 30 日区块链融资历史上金额排名前 50 的项目现在的状况。我们一起看看,这些曾经大名鼎鼎的项目现在混成了什么样子?
 

融资历史 Top50


20190807093111Ryc8.jpeg


201908070931112fpP.jpeg


20190807093112tHwb.jpeg


注:1. 市值数据截取自 CoinMarketCap、CoinGecko、BitUniverse,若项目未上线则显示「-」、若项目已上线但无法查证流通市值则显示「?」。因统计数据来源众多,上表数据或存在些许差异,请读者不吝勘误。
2. 若该项目主网已上线并持续发声或项目 Github、Twitter、周/月报汇报进度基本正常,无严重逾期,则显示「进度基本正常」;若该项目 Github 更新延后、Twitter 等社交渠道发声较少、产品正在推进的,则显示「进度延期」;若该项目 Github 更新、路线图进度、Twitter 等渠道热度、产品推进有一项有严重缺陷或较大滞后的,则显示「进度延滞」;若该项目 Github、路线图、Twitter、产品均有严重缺陷且滞后较多的,则显示「进度停滞」。
这 50 个融资总金额刚好 100 亿美元的项目中,我们看到了虎头蛇尾的「伤仲永」,看到了落魄的「过气网红」,也看到了心术似乎不正的「空气币」。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统计,这 50 个明星项目中目前 19 个进度延滞,5 个已经停滞了,还有一些项目已经宣告失败,团队遣散,甚至被指控,真正进度基本正常的,只有 17 个,只占 34%。

这个数据还是因为今年有些新的大额融资,项目刚启动,还在正常阶段。再往下看几位,很多项目也都早就停滞了。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挑了几个代表,看看这些明星项目的现在。

 
明星项目的现在
 

EOS 的发展大家有目共睹,一年时间的众筹让 EOS 融到了史无前例的 42.34 亿美金,在 50 个项目中,金额占了接近一半。但是主网上线后,这个号称「区块链 3.0」的项目出现了许多问题让行业诟病:性能无法兑付、Github 进展缓慢、中心化程度高、DApp 经常被黑客攻击等等。创始人 BM 又在研发新的项目,不知道还会不会在乎 EOS 的未来。

加密聊天工具 Telegram 开发的网络 Telegram Open Network,靠着不到 200 个人的私募,融了 17 亿美元,也是私募融资的里程碑。最近 TON 的测试网刚刚上线,主网现在还未上线。我们只看到了 Telegram 画的大饼,但始终没有喂到嘴边。不过从 Telegram 比较扎实的开发功底来看,最终 TON 或许能给我们一些惊喜,行业内也有不少人对这个项目表示看好。

tZero 是证券代币发行(STO)的发行平台,融资 1.34 亿美金。当时,STO 这个概念本寄予了合规 ICO 的希望,可是并没有热起来,t0 代币的价格在上线后也破发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新动作,不过 7 月底,在线零售商、tZero 的母公司 Overstock 宣布,将使用由 tZero 发行的数字通证证券向其下属公司支付股东股息,同时通过美股给 t0 代币持有者分红,这种新玩法不知道能不能让 tZero 有一点热度。

即时社交应用 Kik Messenger 是主流互联网公司发币的一个代表。Kik 早期非常火爆,2010 年公开之后在 Twitter 上推出后,仅 15 天就已有 100 万用户登录。2017 年,KiK 月活 5000 万人的时候,宣布发行代币 KIN,在 2017 年 9 月完成 9850 万美金的 ICO 融资。但是今年 6 月 4 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式起诉 Kik 的 ICO 是非法融资,认为 KIN 是证券,但是 Kik 公司并没有在 SEC 那里注册。这个事情到现在还没有结果。

Elastos 亦来云是国内公链项目的一个经典。团队均是名校背景,背后行业知名的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和 NEO 小蚁的创始人达鸿飞,甚至还有富士康公司的站台,三轮融资近 7000 个比特币,还没上线就已经是国内最拉风的项目了。然而在 2018 年上线火币交易所后,币价大跌,很多投资者亏得血本无归,甚至开始自发组织维权。项目名声一落千丈,现在已经几乎没人关注了,甚至其他项目方都不想表明自己跟亦来云有关系,生怕投资者不满。

融资 5200 万美元的 Blockstack 最近大火,是这 50 个项目中,为数不多的还有好消息的项目。今年 7 月份,Blockstack 成为首个美国 SEC 批准的按 Reg A+规则,发行合规代币的项目。在加密货币融资的历史上,Blockstack 成为了里程碑。而且 Blockstack 的合规化也让提供 STO 融资形式失去了意义,既然可以主动寻求 SEC 的合规,为何还要去 STO 呢?

另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 Centra 公司的创始人的被捕。这位曾在 2017 年的 ICO 狂潮中融资近 5000 万美金的公司的创始人在 2018 年因涉嫌诈骗被指控,成为美国首位因 ICO 非法融资被捕的创始人。同时,为这个项目站台的众多明星,包括拳王梅瑟威都接到了 SEC 的罚款通知。现在看来,这也是当年 ICO 投机泡沫中,人性疯狂和贪婪交织在一起的一个缩影。

Sirin Labs 曾在 2017 年底融资近 1.58 亿美金,旨在打造一个内置独立硬件钱包的区块链手机「Finney」,据悉富士康也合作参与了「Finney」的开发。然而,市场似乎并不买账。2019 年 4 月,Sirin Labs 宣布大幅裁员四分之一,同时 CEO 以欺骗投资者为名被起诉。SRN 代币的价格也从最高的 3.8 美金滑落到 0.015 美金,流通市值滑落到仅 700 万美金,不到当初融资额的 5%,直到现在也没有复苏的迹象。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The DAO 的故事更是精彩。作为治理项目的鼻祖,THE DAO 第一次提出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的概念付诸实践。在它的设想中,每个人可以将加密货币投入其中,The DAO 再把这些资产投入到区块链项目中,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能够成为这个链上组织的有限合伙人。由于理念的前瞻性,The DAO 在 2016 年 5 月就完成了 1.5 亿美金的融资,这在当时的币圈绝无仅有。然而,The DAO 甚至还没有机会败给设计机制,就败给了技术漏洞。The DAO 被黑客进行了循环提现攻击,损失惨重,这一事件在以太坊社区闹得沸沸扬扬,最终硬分叉出 ETC 和 ETH 两条链,而 The DAO 则作为陪葬品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Bankera 曾在 2018 年 2 月完成 1.5 亿美金的融资,提出「建立传统金融和区块链之间桥梁」的它虽然仍保持社交媒体的发声,但现在已经看不到项目的实质性进展。其代币 BNK 也已经无人问津,跌去 80%,日交易量仅 5 万美元。

今年刚刚融了 5000 万美元的 ThunderCore 在昨天也出问题了,首席科学家、技术核心 ElaineShi 博士结束了 2 年的合约,不再继续与 ThunderCore 签约。ElaineShi 之于 ThunderCore,就像 Gavin Wood 之于 Polkadot。此事也引发了 ThunderCore 社区内的激烈讨论,有投资者在社群内表示项目团队早已知道这一事情并且进行了隐瞒,并认为项目方「偷偷砸盘」。

由 3 位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创办的 Basis,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代表。Google Ventures、a16z、Polychain Capital、Pantera、Metastable、贝恩资本、币安 Labs、Naval 等诸多重量级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纷纷入局,融资 1.25 亿美元,抢滩算法稳定币江湖,打算开辟稳定币新时代。然而,美国 SEC 打碎了 Basis 的美梦,监管认为 Basis 系统中的 Baseshare 和 Basebond 属于「证券」型资产,发行该类代币违背了有关规定。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三个普林斯顿的年轻人最后竞以「散场」谢幕。

PumaPay 是一个比较冷门的支付系统类项目,闷声不响地在 2018 年 5 月完成了约 1.17 亿美金的 ICO 融资。一年多过去了,项目并没有突破性进展,代币也依然鲜为人知,据 Coinmarketcap 显示,PMA 近 24 小时交易量仅 2.2 万美金,流动性几乎归零。

而类似的下场,在区块链项目中,数不胜数。

 
融资高≠项目靠谱
 

史上最高融资的 50 个项目,66% 都处于不正常的状态,团队不是被抓就是遣散,只有 17 个还算正常。从这个结果看,我们本能地就想下个结论:有些项目从一开始就打着发币圈钱的主意有备而来。还有一些项目本来想认认真真做事,可当巨额融资款到手后思想转变,将白皮书中描绘的美好计划抛之脑后,最后也成了敷衍了事的垃圾项目。

虽然不排除有些项目上线的目的就是要割韭菜,但其实很多项目落寞的原因非常复杂,我们无法判断项目方本来的意图,很多时候外部环境对于团队的影响,我们这些不了解信息的外部人员无法做出判断。

所以,我们也只能得出两个结论:


1、融资金额高并不能说明项目靠谱;
2、2017 和 2018 年那个区块链疯狂融资的时代再也不会出现了。




其实,也有很多现在依旧活跃的知名项目并没有过大量的融资。Cosmos 在 2017 年 4 月完成的 ICO 中,仅募集了 1700 万美金等价的比特币和以太坊,但是今年主网上线后引领了跨链这个主题;号称「区块链 USB」的去中心化预言机 Chainlink 在 2017 年 9 月份融资 3200 万美元,沉寂了两年后开始爆发,在稳定币、物联网、公链、隐私、去中心化金融 DeFi 等方面,甚至 Google 和甲骨文这些巨头均宣布与 Chainlink 合作,合作团队多达 41 个。代币 LINK 的价值也在今年达到了顶峰。

当然,还有很多 PoW 项目连融资都没有。今年年初的 Grin 团队为了实现代币公平分配这个目标,有人给他们投资都不要,所有的收入全靠社区的捐款,希望真的能用区块链,去实现自己的那一点理想主义。

当我们回过头来回顾那些曾经在区块链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笔划的项目时,上亿美元融资、顶级开发团队、乌托邦式白皮书,无时无刻不在扣动着每一个买了他们代币的投资者的心弦。有些项目方确实还在做事,但是已经开始偏离他们的主题,也有很多项目方在赚得盆满钵满之后离开行业,甩手走人,再次把「韭菜」推到「割不割肉」的悬崖边上。

除了上述提到的融资过 4500 万美元的明星项目之外,还有更多融资金额超过千万美元的项目,他们的项目开发和社区运行早都已经停滞,甚至有些项目方团队都已经解散了。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推荐诸位读者再去关注一下自己曾经投资过的项目,查看一下他们现在是否还在「做事」,或者已经「跑路」。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


作者:0x22 0x29

趣头条的区块链实验:为何金币贬值了6.6倍?

公司yibencaiji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5 15:50 • 来自相关话题

过去两年掀起的区块链热潮,让这个词变得无比神秘。

实际上,现在区块链的几个主流概念和玩法,早就有很多尝试者。比如,吸收了直销模式精髓的趣头条,将裂变推广用到了极致。

还有早在2012年就成立的“橙光游戏”,将社群玩出了新境界。

在这些模式中,“币”不再神秘,没有区块链外衣的过度包装,大家看的,只是币的真正价值。

趣头条的“金币”,一度贬值6.6倍;而橙光的“鲜花”,一直锚定着人民币。

这些真正区块链思维的先行者,目前也未趟出一条明道来。

区块链思维离真正的落地,恐怕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01 趣头条的逆袭
 

眼下流行的区块链玩法到底有哪些?

现在最常见的,无非就是裂变推广、持币分红、社群自治。

先来一个有趣的例子,就是去年最火的黑马交易所FCoin。

“交易即挖矿”模式,一度搅动币圈。

这个模式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让使用者变成了获利者。

在互联网时代,其实最核心的资产,就是“用户”。

比如,让百度产生价值的,是搜索用户;让支付宝产生价值的,是支付用户。

但是,这些使用者贡献了自己的数据和流量,给平台带来了巨额收益,却并未享受到这些收益。

FCoin当时的逻辑,就是让用户变成受益者,能分享其利润。

再来看看前两年很火的区块链项目Steemit。

这是一个社交媒体平台。所有的人都可以在上面发文章,你获得的阅读和点赞越多,就能分到更多的代币:Steem。

而这个模式的魅力,也是让内容生产者可以直接获得流量带来的利润。

这些曾经红极一时的区块链模式,说到底,都是将原来的生产关系改变了:用户变成了利益分享者。

实际上,这些尝试将生产关系改变的商业模式,早就在很多领域出现——只是它们从来不穿着区块链的外衣。

最有名的尝试者,就是趣头条。

“论拉新、留存、促活,整个链圈加起来,都比不过一个趣头条。”有区块链从业者指出。

2016年,内容资讯平台趣头条诞生。

彼时,凭借推荐算法起家的今日头条,已经完成了对传统门户新闻客户端的小规模胜利。没人想到,这一战场还会杀出一匹黑马。

趣头条是怎么玩的?

在趣头条平台,用户邀请好友注册即可获得现金红包。

同时,用户每日签到,完成指定阅读时长,创造优质评论,甚至参与每日开宝箱活动,都可获得平台金币奖励。

10000金币可兑换1元人民币,满1元即可提现。






这个金币系统,就是典型的“持币分红”模式。这些阅读的用户,带来了广告价值,从而获得一定的广告收益。

除此之外,用户邀请到的好友,也会通过“师徒系统”自动成为自己的“徒弟”。

“徒弟”在平台上获得金币,“师父”也可以获得一部分返现。这也让“师父”有耐心手把手指导“徒弟”注册、使用并推广趣头条。

这个师徒系统,也是将直销模式的精髓用到了极致。

“无论是币圈的‘交易即挖矿’,还是趣头条的‘裂变拉新’,其本质都是企业让利于用户,与用户实现利益绑定,并借助用户的力量完成获客。”某银行金融科技部门产品经理刘景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因此,业内一直认为,趣头条是第一个真正将区块链思维运用到极致的项目。

而趣头条的这个模式成功后,很多领域都开始模仿。

比如,现在有很多读书平台,会根据阅读时长给用户分币;甚至还有输入法,也会根据用户的使用频率、时长发币。


02 更早的尝试者
 

除了最有名的趣头条之外,其实还有一个更早的尝试者,就是互动阅读社区“橙光游戏”。

橙光游戏成立于2012年。在2017年年末,这个游戏平台上线了一个投资系统。

这套系统是怎么运转的?

在橙光平台上,有一个类似币的产品,叫做“鲜花”。

橙光上有一些作者会写小说,然后根据小说内容,插上图片、背景,甚至给主角配上语音,就变成一款情景类的游戏。






类似于前段时间很火的《恋与制作人》。

这个平台上,还存在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是阅书无数的资深读者,他们如果觉得这部作品很好,也可以通过打赏鲜花,成为“投资者”。

获得的鲜花越多,这部作品的级别就越高,推荐等级和曝光度也会变高。

作品只会免费提供前面几章,后面要看,读者就要支付“鲜花”。而最终,作品获得的所有鲜花,平台、作者和投资者都可以分成。

这是一套很有趣的商业模式。

这个平台上存在着三个角色:

一个是写作并制作成小说的作者;一个是投资达人;一个是普通读者。

作者产生作品;投资者筛选作品,帮平台鉴别优劣;而读者产生利润。

“这和币圈的逻辑何其相似。”区块链从业者张季明说。

他表示,如果将橙光平台类比为以太坊,这相当于每一个橙光游戏作品都对应了一个ERC20 Token。

“玩家可以购买Token成为作品的股东,享受收益,也可随时退出,将Token换成ETH,再投资下一个作品。”

“除此之外,橙光通过投资分红的形式,将作者与投资者实现了强绑定,让作者代替职业编辑进行催更,既可以提升用户归属感与社区活跃度,还能解决困扰行业已久的‘太监’(作者断更)难题。”张季明指出。

目前来看,橙光游戏的玩法,真的是参透了区块链的精髓:通过激励机制绑定用户,引导用户生态形成自运营社区,再借助社区用户实现产品的推广传播。

去年5月,橙光宣布获得亿元融资。

据橙光自己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橙光平台用户已超4800万,月活跃用户超过350万。

所以,这些区块链标榜的“划时代”玩法,早就不再新鲜,也并不神秘,在很多领域都已经有过不少成功的尝试者。


03 前路漫漫
 

前两年,整个区块链市场,都是极为不冷静的。

仿佛只要穿上“区块链”的外衣,所有的数字货币都能迎来一轮暴涨。

但是,所有的商业模式,如果不能落地,那就是空中楼阁。

在经济学中,我们将其称为“空转”。

任何空转的项目,说到底都是庞氏骗局,都是收割散户的工具。

从今年开始,整个市场开始趋于冷静,行业也开始对“区块链”这个概念去神秘化。

“区块链一点都不神秘,我觉得是一个过度包装的概念,很多项目只是把直销或者传销的精髓拿过来,然后就贴上区块链的标签。”一位区块链的资深从业者李格华称,身边的人都冷静了很多。

撕下区块链的外衣之后,大家都在关注背后的商业模式是否可以落地、背后的币是否有价值。

我们再来看看,前面提到的这两个深得区块链精髓的模式,如今走得如何?

去年上市之后的趣头条,股票表现实在不尽如人意。

7美金的发行价,如今已跌到3.7美金,直接腰斩。






为何趣头条的模式,到了后期不灵了?

这是因为,早期很多用户都是冲着金币“薅羊毛”而来。

大量羊毛用户的存在,就意味着平台的广告转化率不高。

广告主们看不到效果,就会减少广告的投入,从而导致金币不断贬值。

如今趣头条金币的兑换比,已从1500个兑换1块钱,变成了10000个兑换1块钱,半年时间,贬值了6.6倍。

金币的贬值,也会导致羊毛党的积极性降低,从而走向一个恶性循环。

我们再来看看橙光。

目前,橙光的设计是鲜花只能用户消费或投资,不能变现。

因此,许多橙光用户都把投资系统视作支持作者甚至“小赌怡情”的工具,而非专业投资。

而橙光平台的活跃作者、用户,呈现出明显的低龄化、女性化趋势,许多用户投资能力十分有限。

“十赌九输。”有橙光玩家这样评价其投资系统。

如此来看,橙光的尝试,更像是一套游戏玩法,用户很难以此牟利。

总而言之,所谓“币”的价格,都是与其价值直接挂钩。

“在区块链领域,对于一个尚未落地,且前景并不可观的币进行炒作,指望它们暴涨10倍、100倍是多么可笑。”李格华称。

再来看看FCoin,交易即挖矿在早期为FCoin带来了海量的用户与交易量。

最高时,FCoin的平台币FT获得了128倍的暴涨,但如今,币价一落千丈。

在一轮狂欢过后,任何项目面临落地的现实之时,必然被打回原形,币价归于真实价值。

李格华认为,任何项目,都应该撕下区块链的外衣,去看内核和实际的商业模式。实际上,所谓的区块链思维,不过是将直销精髓运用到极致,将更多的利益分给用户,是一种“让利思维”。

而这个模式唯一能走通的方式,就是这个生态越做越大,用户分的利益越来越多。

能做到,就是正循环,不能做到,就是恶性循环。

就这么简单,毫不神秘。

区块链神话已破。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文:棘轮
来源:一本区块链 查看全部
20180329074556.jpg

过去两年掀起的区块链热潮,让这个词变得无比神秘。

实际上,现在区块链的几个主流概念和玩法,早就有很多尝试者。比如,吸收了直销模式精髓的趣头条,将裂变推广用到了极致。

还有早在2012年就成立的“橙光游戏”,将社群玩出了新境界。

在这些模式中,“币”不再神秘,没有区块链外衣的过度包装,大家看的,只是币的真正价值。

趣头条的“金币”,一度贬值6.6倍;而橙光的“鲜花”,一直锚定着人民币。

这些真正区块链思维的先行者,目前也未趟出一条明道来。

区块链思维离真正的落地,恐怕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01 趣头条的逆袭
 

眼下流行的区块链玩法到底有哪些?

现在最常见的,无非就是裂变推广、持币分红、社群自治。

先来一个有趣的例子,就是去年最火的黑马交易所FCoin。

“交易即挖矿”模式,一度搅动币圈。

这个模式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让使用者变成了获利者。

在互联网时代,其实最核心的资产,就是“用户”。

比如,让百度产生价值的,是搜索用户;让支付宝产生价值的,是支付用户。

但是,这些使用者贡献了自己的数据和流量,给平台带来了巨额收益,却并未享受到这些收益。

FCoin当时的逻辑,就是让用户变成受益者,能分享其利润。

再来看看前两年很火的区块链项目Steemit。

这是一个社交媒体平台。所有的人都可以在上面发文章,你获得的阅读和点赞越多,就能分到更多的代币:Steem。

而这个模式的魅力,也是让内容生产者可以直接获得流量带来的利润。

这些曾经红极一时的区块链模式,说到底,都是将原来的生产关系改变了:用户变成了利益分享者。

实际上,这些尝试将生产关系改变的商业模式,早就在很多领域出现——只是它们从来不穿着区块链的外衣。

最有名的尝试者,就是趣头条。

“论拉新、留存、促活,整个链圈加起来,都比不过一个趣头条。”有区块链从业者指出。

2016年,内容资讯平台趣头条诞生。

彼时,凭借推荐算法起家的今日头条,已经完成了对传统门户新闻客户端的小规模胜利。没人想到,这一战场还会杀出一匹黑马。

趣头条是怎么玩的?

在趣头条平台,用户邀请好友注册即可获得现金红包。

同时,用户每日签到,完成指定阅读时长,创造优质评论,甚至参与每日开宝箱活动,都可获得平台金币奖励。

10000金币可兑换1元人民币,满1元即可提现。

2019080513533293lZ.jpeg


这个金币系统,就是典型的“持币分红”模式。这些阅读的用户,带来了广告价值,从而获得一定的广告收益。

除此之外,用户邀请到的好友,也会通过“师徒系统”自动成为自己的“徒弟”。

“徒弟”在平台上获得金币,“师父”也可以获得一部分返现。这也让“师父”有耐心手把手指导“徒弟”注册、使用并推广趣头条。

这个师徒系统,也是将直销模式的精髓用到了极致。

“无论是币圈的‘交易即挖矿’,还是趣头条的‘裂变拉新’,其本质都是企业让利于用户,与用户实现利益绑定,并借助用户的力量完成获客。”某银行金融科技部门产品经理刘景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因此,业内一直认为,趣头条是第一个真正将区块链思维运用到极致的项目。

而趣头条的这个模式成功后,很多领域都开始模仿。

比如,现在有很多读书平台,会根据阅读时长给用户分币;甚至还有输入法,也会根据用户的使用频率、时长发币。


02 更早的尝试者
 

除了最有名的趣头条之外,其实还有一个更早的尝试者,就是互动阅读社区“橙光游戏”。

橙光游戏成立于2012年。在2017年年末,这个游戏平台上线了一个投资系统。

这套系统是怎么运转的?

在橙光平台上,有一个类似币的产品,叫做“鲜花”。

橙光上有一些作者会写小说,然后根据小说内容,插上图片、背景,甚至给主角配上语音,就变成一款情景类的游戏。

20190805135333TP7x.jpeg


类似于前段时间很火的《恋与制作人》。

这个平台上,还存在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是阅书无数的资深读者,他们如果觉得这部作品很好,也可以通过打赏鲜花,成为“投资者”。

获得的鲜花越多,这部作品的级别就越高,推荐等级和曝光度也会变高。

作品只会免费提供前面几章,后面要看,读者就要支付“鲜花”。而最终,作品获得的所有鲜花,平台、作者和投资者都可以分成。

这是一套很有趣的商业模式。

这个平台上存在着三个角色:

一个是写作并制作成小说的作者;一个是投资达人;一个是普通读者。

作者产生作品;投资者筛选作品,帮平台鉴别优劣;而读者产生利润。

“这和币圈的逻辑何其相似。”区块链从业者张季明说。

他表示,如果将橙光平台类比为以太坊,这相当于每一个橙光游戏作品都对应了一个ERC20 Token。

“玩家可以购买Token成为作品的股东,享受收益,也可随时退出,将Token换成ETH,再投资下一个作品。”

“除此之外,橙光通过投资分红的形式,将作者与投资者实现了强绑定,让作者代替职业编辑进行催更,既可以提升用户归属感与社区活跃度,还能解决困扰行业已久的‘太监’(作者断更)难题。”张季明指出。

目前来看,橙光游戏的玩法,真的是参透了区块链的精髓:通过激励机制绑定用户,引导用户生态形成自运营社区,再借助社区用户实现产品的推广传播。

去年5月,橙光宣布获得亿元融资。

据橙光自己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橙光平台用户已超4800万,月活跃用户超过350万。

所以,这些区块链标榜的“划时代”玩法,早就不再新鲜,也并不神秘,在很多领域都已经有过不少成功的尝试者。


03 前路漫漫
 

前两年,整个区块链市场,都是极为不冷静的。

仿佛只要穿上“区块链”的外衣,所有的数字货币都能迎来一轮暴涨。

但是,所有的商业模式,如果不能落地,那就是空中楼阁。

在经济学中,我们将其称为“空转”。

任何空转的项目,说到底都是庞氏骗局,都是收割散户的工具。

从今年开始,整个市场开始趋于冷静,行业也开始对“区块链”这个概念去神秘化。

“区块链一点都不神秘,我觉得是一个过度包装的概念,很多项目只是把直销或者传销的精髓拿过来,然后就贴上区块链的标签。”一位区块链的资深从业者李格华称,身边的人都冷静了很多。

撕下区块链的外衣之后,大家都在关注背后的商业模式是否可以落地、背后的币是否有价值。

我们再来看看,前面提到的这两个深得区块链精髓的模式,如今走得如何?

去年上市之后的趣头条,股票表现实在不尽如人意。

7美金的发行价,如今已跌到3.7美金,直接腰斩。

20190805135333oM8o.jpeg


为何趣头条的模式,到了后期不灵了?

这是因为,早期很多用户都是冲着金币“薅羊毛”而来。

大量羊毛用户的存在,就意味着平台的广告转化率不高。

广告主们看不到效果,就会减少广告的投入,从而导致金币不断贬值。

如今趣头条金币的兑换比,已从1500个兑换1块钱,变成了10000个兑换1块钱,半年时间,贬值了6.6倍。

金币的贬值,也会导致羊毛党的积极性降低,从而走向一个恶性循环。

我们再来看看橙光。

目前,橙光的设计是鲜花只能用户消费或投资,不能变现。

因此,许多橙光用户都把投资系统视作支持作者甚至“小赌怡情”的工具,而非专业投资。

而橙光平台的活跃作者、用户,呈现出明显的低龄化、女性化趋势,许多用户投资能力十分有限。

“十赌九输。”有橙光玩家这样评价其投资系统。

如此来看,橙光的尝试,更像是一套游戏玩法,用户很难以此牟利。

总而言之,所谓“币”的价格,都是与其价值直接挂钩。

“在区块链领域,对于一个尚未落地,且前景并不可观的币进行炒作,指望它们暴涨10倍、100倍是多么可笑。”李格华称。

再来看看FCoin,交易即挖矿在早期为FCoin带来了海量的用户与交易量。

最高时,FCoin的平台币FT获得了128倍的暴涨,但如今,币价一落千丈。

在一轮狂欢过后,任何项目面临落地的现实之时,必然被打回原形,币价归于真实价值。

李格华认为,任何项目,都应该撕下区块链的外衣,去看内核和实际的商业模式。实际上,所谓的区块链思维,不过是将直销精髓运用到极致,将更多的利益分给用户,是一种“让利思维”。

而这个模式唯一能走通的方式,就是这个生态越做越大,用户分的利益越来越多。

能做到,就是正循环,不能做到,就是恶性循环。

就这么简单,毫不神秘。

区块链神话已破。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文:棘轮
来源:一本区块链

比特币价格复苏,带动区块链行业投融资持续回暖

市场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5 12:29 • 来自相关话题

刚刚结束的7月里,乍暖还寒的投融资环境并未发生改变。

据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7月约有173只基金完成了募资,共募集272.6亿元人民币。但愉悦资本和华兴资本旗下新基金分别募得近50亿人民币和65亿人民币,两只基金募资金额占7月募资总额的42%。

投资方面,区块链行业的投资次数显著增加。

 
区块链行业投融资与二级市场联动
 

2019年以来,比特币经历了一轮从熊市到牛市的转换。

比特币价格从2018年第四季度狂泻50%之后,在2019年1月初创下两年来新低。在经历了近半年的沉寂之后,比特币在4月发力,一路狂奔。拥有27亿用户的互联网社交巨头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更是给整个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与此同时,比特币也最高攻上了88000多元,带动其他主流币普涨。

根据记者统计发现,区块链的投融资事件和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存在一定的相关性。在2019年一季度,仅有49家区块链企业得到投资,是2018年以来区块链投资事件最少的一个季度。但是这个数据很快得到转变,2019年二季度,共有70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在刚刚过去的7月里,就有33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有望整体在三季度回到2018年一季度的水平。

2019年上半年,75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总金额高达49亿元人民币,其中战略投资、A轮和种子轮投资数量最多,分别达到35个、23个和21个。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为650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四大领域分别是社交类DApp、协议、公链以及数字资产综合管理。

而今年7月,12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共计融资4.5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375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项目仍然是数字货币。

 
蚂蚁金服、日本软银频频出击
 

在2019年上半年,283家投资方中闪现出不少传统大机构与大企业的身影,包括IDG、蚂蚁金服、日本软银等。

今年2月,红杉资本印度参投了社区工具开发商Band Protocal;2月,富达国际参投了加密货币数据供应商Coin Metrics; 4月,Paypal参投了数字身份认证商Cambridge Blockchain;5月,蚂蚁金服参投了以色列隐私技术的开发商QEDIT;5月,日本软银参投了区块链动漫项目Myou。

最新数据显示,蚂蚁金服的区块链项目迄今已经落地了40多个应用场景,在公益、跨境汇款、小微企业融资、商品正品溯源、租赁房源溯源等领域均有涉及。

不仅传统大机构青睐区块链投资,不少传统领域的个人投资者也把目光投向了区块链项目。

7月,美图董事长蔡文胜以个人名义战略投资了抹茶(MXC)交易所。MXC交易所成立于2018年4月,拥有200万注册用户,日活用户超过20万,日交易量超过6亿美元。


来源:中国基金报

原题《区块链行业投融资持续回暖 日本软银、蚂蚁金服竞相参与》

记者 莫琳 查看全部
web1_Blockchain-to-open-new-doors-for-SME-funding.jpg

刚刚结束的7月里,乍暖还寒的投融资环境并未发生改变。

据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7月约有173只基金完成了募资,共募集272.6亿元人民币。但愉悦资本和华兴资本旗下新基金分别募得近50亿人民币和65亿人民币,两只基金募资金额占7月募资总额的42%。

投资方面,区块链行业的投资次数显著增加。

 
区块链行业投融资与二级市场联动
 

2019年以来,比特币经历了一轮从熊市到牛市的转换。

比特币价格从2018年第四季度狂泻50%之后,在2019年1月初创下两年来新低。在经历了近半年的沉寂之后,比特币在4月发力,一路狂奔。拥有27亿用户的互联网社交巨头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更是给整个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与此同时,比特币也最高攻上了88000多元,带动其他主流币普涨。

根据记者统计发现,区块链的投融资事件和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存在一定的相关性。在2019年一季度,仅有49家区块链企业得到投资,是2018年以来区块链投资事件最少的一个季度。但是这个数据很快得到转变,2019年二季度,共有70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在刚刚过去的7月里,就有33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有望整体在三季度回到2018年一季度的水平。

2019年上半年,75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总金额高达49亿元人民币,其中战略投资、A轮和种子轮投资数量最多,分别达到35个、23个和21个。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为650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四大领域分别是社交类DApp、协议、公链以及数字资产综合管理。

而今年7月,12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共计融资4.5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375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项目仍然是数字货币。

 
蚂蚁金服、日本软银频频出击
 

在2019年上半年,283家投资方中闪现出不少传统大机构与大企业的身影,包括IDG、蚂蚁金服、日本软银等。

今年2月,红杉资本印度参投了社区工具开发商Band Protocal;2月,富达国际参投了加密货币数据供应商Coin Metrics; 4月,Paypal参投了数字身份认证商Cambridge Blockchain;5月,蚂蚁金服参投了以色列隐私技术的开发商QEDIT;5月,日本软银参投了区块链动漫项目Myou。

最新数据显示,蚂蚁金服的区块链项目迄今已经落地了40多个应用场景,在公益、跨境汇款、小微企业融资、商品正品溯源、租赁房源溯源等领域均有涉及。

不仅传统大机构青睐区块链投资,不少传统领域的个人投资者也把目光投向了区块链项目。

7月,美图董事长蔡文胜以个人名义战略投资了抹茶(MXC)交易所。MXC交易所成立于2018年4月,拥有200万注册用户,日活用户超过20万,日交易量超过6亿美元。


来源:中国基金报

原题《区块链行业投融资持续回暖 日本软银、蚂蚁金服竞相参与》

记者 莫琳

路透社: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开启区块链转型,由中国团队推动

资讯chaindd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1 11:01 • 来自相关话题

(截图于路透社官网)

路透社在文中介绍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平台 BOINC,如今面临着一项重大的发展转折。一家位于美国加州,名为 CSCNT Inc.的初创公司,正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全球商业化发展策略对 BOINC 平台进行全面的升级。这家公司的核心团队部分来自于中国。



北京时间7月31日,路透社刊文《中国科技团队发起算力革命》,报道了“BOINC 算力地球计划”(BOINC Planet Initiative)的启动。

路透社在文中介绍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平台 BOINC,如今面临着一项重大的发展转折。一家位于美国加州,名为 CSCNT Inc.(California Super Computing Network Technology Inc)的初创公司,正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全球商业化发展策略对 BOINC 平台进行全面的升级。这家公司的核心团队部分来自于中国。

资料显示,BOINC是全球最大的开源网格计算供应平台,为全球诸多尖端科研项目提供算力支撑。BOINC 的开发最初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太空科学实验室(Space Sciences Laboratory)团队承接。该团队由网格计算著名科学家 David Anderson 领导,他同时也是著名科研项目“在家搜索地外文明” SETI@home 的领导者。作为一个高性能分布式计算平台,BOINC 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超过400万名志愿者、60万台活跃主机,提供近30 PFLOPS 的算力,相当于当前全球排名第五的超级计算机。

但是在过去十年里,BOINC 的志愿者数量与算力贡献量的增长速度并未跟上全球数据总量的高速增长。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CSCNT Inc.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签订协议,决定启动“BOINC 算力地球计划”,以解决 BOINC 社交网络参与度不足、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BOINC 算力地球计划”还将引入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David Anderson 将作为首席技术顾问主导该项目的部分研发工作。

“算力必将成为未来数据与智能世界的基础能源”,CSCNT Inc. 的 CEO Jason Lee 对此坚信不疑。站在世界级的分布式计算网络平台的肩膀上,CSCNT 团队怀揣对技术的信仰,联合 BOINC 社区成员、技术专家、合作伙伴与投资者,渴望结合区块链技术,让算力成为人类文明下一阶段发展的基础动力。


以下是路透社报道全文,经链得得编译:


CSCNT Inc.(California Super Computing Network Technology Inc),一家位于加州的初创公司,由区块链风险投资机构安币资本投资成立。

日前,CSCNT Inc. 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签订协议,决定合作研发以闲置算力资源为基础的云计算服务软件系统,计划将 BOINC 系统进行升级,引入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也称“BOINC 算力地球计划”。

BOINC 平台的创始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网格计算研究领域的著名科学家 David Anderson 教授,将主导项目的部分研发工作。

BOINC 是全球最大的分布式计算网络平台,长期为全球诸多科研项目提供算力支持。BOINC 最初是为支持著名科研项目 SETI@home 而构建的分布式计算平台,通过聚合全球个人电脑闲置算力,来分析射电望远镜中的海量数据,以搜寻地外文明信号。

BOINC 的开发最初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太空科学实验室(Space Sciences Laboratory)的团队承接,由 David Anderson 教授领导。

作为一个高性能分布式计算平台,BOINC 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超过400万名的志愿者、均值 60 万台的活跃主机,提供了平均 30 PFLOPS 的实时算力,相当于世界排名第五的超级计算机。

然而,在过去十年里,BOINC 的志愿者数量与算力贡献量的增长速度并未跟上全球数据总量的高速增长。作为BOINC 全球社区的一员,CSCNT 团队关注到了这一现状。在与 BOINC 的核心领导团队沟通并分析其原因后,CSCNT Inc. 决定启动“BOINC 算力地球计划”,以解决 BOINC 社交网络参与度不足与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

7月9日至12日,CNCST 团队受邀参加了在芝加哥举办的 BOINC 2019 研讨会,与到场的社区领导者、志愿开发者、各项目方代表进行了交流。在会上,CNCST 团队分享了他们关于社区扩张与软件升级的想法与策略。

CNCST Inc. 的CEO Jason Lee 在演讲中指出,他们将从客户端改造、营销策略搭建、区域扩张和商业化转型等方面来优化 BOINC 平台并吸引更多的算力贡献者。

    优化客户端用户体验。CSCNT 团队有着丰富的“以用户为核心”的产品开发经验,在此类产品的开发上非常专业。

    采用多元化的市场营销策略实现算力贡献者数量增长,提升 BOINC 平台的影响力。通过社交媒体以及举办线上活动、线下见面会,引导、吸纳更多的支持者。

    拓展 BOINC 社区在亚洲的影响力。CSCNT 团队将与顶级媒体链得得合作以搭建 BOINC 亚洲社区,引导更多新用户为 BOINC 贡献闲置算力。

    通过引入通证经济,奖励现有的算力贡献者,吸引更多愿意为赚取代币而贡献闲置算力的用户。原生代币 COP 基于价值计算证明(Proof of Valuable Computing)共识机制分发给算力贡献者作为经济激励。通过价值计算证明共识机制,算力将被用于支持科学研究,而在比特币的共识机制下,算力只能用于挖矿。CSCNT 团队相信,这一利益驱动的代币机制能够为原本以科学爱好者与志愿者为主的 BOINC 平台带来更坚实的用户基础。

    升级现有的BOINC 分布式计算平台,为更多复杂的计算任务提供算力。


CSCNT 的团队成员是一群BOINC的忠实粉丝,他们从小就是科学爱好者。BOINC 算力地球虽然未来会逐步走向商业化,但CSCNT团队承诺,在平台算力达到100 PFLOPS(相当于当前 BOINC 平台算力的3倍 )之前,他们不会考虑赚取任何利润。

CSCNT团队坚信,“为善者诸事顺”。怀揣着对科学的渴望与对技术的信仰,他们相信,在社区成员、技术专家、合作伙伴与投资者的支持之下, “BOINC 算力地球计划”必将成功。而结合了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的算力,将成为推动人类文明进程的革命力量。


作者:成裘​ 查看全部
20190731210735807.jpg

(截图于路透社官网)


路透社在文中介绍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平台 BOINC,如今面临着一项重大的发展转折。一家位于美国加州,名为 CSCNT Inc.的初创公司,正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全球商业化发展策略对 BOINC 平台进行全面的升级。这家公司的核心团队部分来自于中国。




北京时间7月31日,路透社刊文《中国科技团队发起算力革命》,报道了“BOINC 算力地球计划”(BOINC Planet Initiative)的启动。

路透社在文中介绍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平台 BOINC,如今面临着一项重大的发展转折。一家位于美国加州,名为 CSCNT Inc.(California Super Computing Network Technology Inc)的初创公司,正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全球商业化发展策略对 BOINC 平台进行全面的升级。这家公司的核心团队部分来自于中国。

资料显示,BOINC是全球最大的开源网格计算供应平台,为全球诸多尖端科研项目提供算力支撑。BOINC 的开发最初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太空科学实验室(Space Sciences Laboratory)团队承接。该团队由网格计算著名科学家 David Anderson 领导,他同时也是著名科研项目“在家搜索地外文明” SETI@home 的领导者。作为一个高性能分布式计算平台,BOINC 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超过400万名志愿者、60万台活跃主机,提供近30 PFLOPS 的算力,相当于当前全球排名第五的超级计算机。

但是在过去十年里,BOINC 的志愿者数量与算力贡献量的增长速度并未跟上全球数据总量的高速增长。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CSCNT Inc.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签订协议,决定启动“BOINC 算力地球计划”,以解决 BOINC 社交网络参与度不足、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BOINC 算力地球计划”还将引入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David Anderson 将作为首席技术顾问主导该项目的部分研发工作。

“算力必将成为未来数据与智能世界的基础能源”,CSCNT Inc. 的 CEO Jason Lee 对此坚信不疑。站在世界级的分布式计算网络平台的肩膀上,CSCNT 团队怀揣对技术的信仰,联合 BOINC 社区成员、技术专家、合作伙伴与投资者,渴望结合区块链技术,让算力成为人类文明下一阶段发展的基础动力。


以下是路透社报道全文,经链得得编译:


CSCNT Inc.(California Super Computing Network Technology Inc),一家位于加州的初创公司,由区块链风险投资机构安币资本投资成立。

日前,CSCNT Inc. 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签订协议,决定合作研发以闲置算力资源为基础的云计算服务软件系统,计划将 BOINC 系统进行升级,引入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也称“BOINC 算力地球计划”。

BOINC 平台的创始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网格计算研究领域的著名科学家 David Anderson 教授,将主导项目的部分研发工作。

BOINC 是全球最大的分布式计算网络平台,长期为全球诸多科研项目提供算力支持。BOINC 最初是为支持著名科研项目 SETI@home 而构建的分布式计算平台,通过聚合全球个人电脑闲置算力,来分析射电望远镜中的海量数据,以搜寻地外文明信号。

BOINC 的开发最初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太空科学实验室(Space Sciences Laboratory)的团队承接,由 David Anderson 教授领导。

作为一个高性能分布式计算平台,BOINC 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超过400万名的志愿者、均值 60 万台的活跃主机,提供了平均 30 PFLOPS 的实时算力,相当于世界排名第五的超级计算机。

然而,在过去十年里,BOINC 的志愿者数量与算力贡献量的增长速度并未跟上全球数据总量的高速增长。作为BOINC 全球社区的一员,CSCNT 团队关注到了这一现状。在与 BOINC 的核心领导团队沟通并分析其原因后,CSCNT Inc. 决定启动“BOINC 算力地球计划”,以解决 BOINC 社交网络参与度不足与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

7月9日至12日,CNCST 团队受邀参加了在芝加哥举办的 BOINC 2019 研讨会,与到场的社区领导者、志愿开发者、各项目方代表进行了交流。在会上,CNCST 团队分享了他们关于社区扩张与软件升级的想法与策略。

CNCST Inc. 的CEO Jason Lee 在演讲中指出,他们将从客户端改造、营销策略搭建、区域扩张和商业化转型等方面来优化 BOINC 平台并吸引更多的算力贡献者。


    优化客户端用户体验。CSCNT 团队有着丰富的“以用户为核心”的产品开发经验,在此类产品的开发上非常专业。

    采用多元化的市场营销策略实现算力贡献者数量增长,提升 BOINC 平台的影响力。通过社交媒体以及举办线上活动、线下见面会,引导、吸纳更多的支持者。

    拓展 BOINC 社区在亚洲的影响力。CSCNT 团队将与顶级媒体链得得合作以搭建 BOINC 亚洲社区,引导更多新用户为 BOINC 贡献闲置算力。

    通过引入通证经济,奖励现有的算力贡献者,吸引更多愿意为赚取代币而贡献闲置算力的用户。原生代币 COP 基于价值计算证明(Proof of Valuable Computing)共识机制分发给算力贡献者作为经济激励。通过价值计算证明共识机制,算力将被用于支持科学研究,而在比特币的共识机制下,算力只能用于挖矿。CSCNT 团队相信,这一利益驱动的代币机制能够为原本以科学爱好者与志愿者为主的 BOINC 平台带来更坚实的用户基础。

    升级现有的BOINC 分布式计算平台,为更多复杂的计算任务提供算力。



CSCNT 的团队成员是一群BOINC的忠实粉丝,他们从小就是科学爱好者。BOINC 算力地球虽然未来会逐步走向商业化,但CSCNT团队承诺,在平台算力达到100 PFLOPS(相当于当前 BOINC 平台算力的3倍 )之前,他们不会考虑赚取任何利润。

CSCNT团队坚信,“为善者诸事顺”。怀揣着对科学的渴望与对技术的信仰,他们相信,在社区成员、技术专家、合作伙伴与投资者的支持之下, “BOINC 算力地球计划”必将成功。而结合了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的算力,将成为推动人类文明进程的革命力量。


作者:成裘​

美参议院数字货币监管听证会总结:绕不开Libra,绕不开中国

资讯odaily 发表了文章 • 2019-07-31 11:10 • 来自相关话题

美国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在北京时间 7 月 30 日晚间举行了“ 审查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监管框架” 的听证会,加密货币交易所运营商 Circle 首席执行官 Jeremy Allaire、加州大学欧文法学院教授 Mehrsa Baradaran、以及国会贸易和金融专家 Rebecca M. Nelson 作为证方出席。

除了关注区块链技术监管之外,本次听证会不可避免地又谈到了 Facebook 即将发布的数字货币 Libra。此外,国会议员们基本上都非常担忧加密货币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扩大全球金融服务渠道,而且怀疑 Libra 并不能为那些无法获得银行账户的人提供服务。星球君(微信:o-daily)帮助大家总结了本次听证会的三大要点,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加密货币真的能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帮助吗?
 

加州大学欧文法学院教授 Mehrsa Baradaran 在听证会一开始就表示,金融包容性问题属于政策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他认为美联储和其他机构有权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银行服务,因为现在技术已经不是问题了,问题的本质其实出在政策上。

Mehrsa Baradaran 说道:

“农村地区就像是银行业的沙漠,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获得这些接触点,利用数字现金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金融服务。如果加密货币无法大规模普及应用,那么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Mehrsa Baradaran 补充表示,每个“接触点”(即传统金融服务无法到达的地方)都可以推动加密货币被广泛采用,但她认为其实还有一种更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创建“接触点”。

 
加密公司正在“逃离”美国
 

正如 Libra 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国会对于加密货币公司选择不在美国开展业务经营提出了质疑。

在上次 Libra 听证会上,Facebook 区块链业务负责人 David Marcus 回答了为什么没有选择美国而选择瑞士作为 Libra 协会总部的问题。类似的问题也发生在了 Circle 身上,不过这次 Jeremy Allaire 没有把他们的公司搬的太远,而是把部分业务设在了距离美国很近的百慕大。

对于“逃离美国”这个问题,Jeremy Allaire 表示美国对于证券产品的监管定义非常狭隘,里面并没有将数字货币的特质包含在内。很多加密货币在 Howey Test 监管框架下都会被视为证券,即便其中一些加密资产具有实用型组件。

在听证会上,Jeremy Allaire 直言不讳地说道:

“监管机构发布的指导方针,和加密资产本质存在严重的不匹配问题。在美国之外,很多国家为区块链技术发展提供了机会,如果你看看其他一些司法管辖区,就会知道他们的监管有多好,我们想要真正的高标准监管,不管是网络安全,洗钱,监管风险等。”

国会贸易和金融专家  Rebecca M. Nelson 也认同 Jeremy Allaire 的看法,并表示一些海外加密货币中心(比如瑞士和百慕大)其实已经开始利用友好的监管政策来吸引加密公司。

 
Facebook Libra 数字货币依然是个绕不开话题
 

国会议员们提出的监管问题不可避免地回到了 Facebook 数字货币 Libra 身上,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 Mike Crapo 认为像 Libra 这样的全球性数字货币可能无法满足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司法管辖区对数字隐私和其他监管要求。

对此,Circle 首席执行官 Jeremy Allaire 认为在全球范围内实施统一的加密监管是件好事,他指出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指导方针就是个不错的七点。今年早些时候,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发布了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监管指南,全球很多主权国家和联盟(包括二十国集团)都接受了这个指导方针,也意味着大多数司法管辖区将遵守FATF准则。

参议员 Catherine Cortez Masto 希望立法者应该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她说道:

    “作为一个国家,如果我们不引领这项技术,中国或其他一些国家将会这样做。”


会议最后,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 Mike Crapo语重心长地总结道:区块链可能会有帮助,但也可能会糟糕,美国任重道远。

 
原文:https://www.theblockcrypto.com/2019/07/30/senate-panel-questions-cryptos-financial-inclusion-powers-calls-for-more-regulatory-clarity/

作者:Aislinn Keely

译者:Moni 查看全部
c91sb3zxm8fqc3hr.jpg!heading_.jpg

美国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在北京时间 7 月 30 日晚间举行了“ 审查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监管框架” 的听证会,加密货币交易所运营商 Circle 首席执行官 Jeremy Allaire、加州大学欧文法学院教授 Mehrsa Baradaran、以及国会贸易和金融专家 Rebecca M. Nelson 作为证方出席。

除了关注区块链技术监管之外,本次听证会不可避免地又谈到了 Facebook 即将发布的数字货币 Libra。此外,国会议员们基本上都非常担忧加密货币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扩大全球金融服务渠道,而且怀疑 Libra 并不能为那些无法获得银行账户的人提供服务。星球君(微信:o-daily)帮助大家总结了本次听证会的三大要点,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加密货币真的能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帮助吗?
 

加州大学欧文法学院教授 Mehrsa Baradaran 在听证会一开始就表示,金融包容性问题属于政策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他认为美联储和其他机构有权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银行服务,因为现在技术已经不是问题了,问题的本质其实出在政策上。

Mehrsa Baradaran 说道:


“农村地区就像是银行业的沙漠,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获得这些接触点,利用数字现金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金融服务。如果加密货币无法大规模普及应用,那么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Mehrsa Baradaran 补充表示,每个“接触点”(即传统金融服务无法到达的地方)都可以推动加密货币被广泛采用,但她认为其实还有一种更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创建“接触点”。

 
加密公司正在“逃离”美国
 

正如 Libra 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国会对于加密货币公司选择不在美国开展业务经营提出了质疑。

在上次 Libra 听证会上,Facebook 区块链业务负责人 David Marcus 回答了为什么没有选择美国而选择瑞士作为 Libra 协会总部的问题。类似的问题也发生在了 Circle 身上,不过这次 Jeremy Allaire 没有把他们的公司搬的太远,而是把部分业务设在了距离美国很近的百慕大。

对于“逃离美国”这个问题,Jeremy Allaire 表示美国对于证券产品的监管定义非常狭隘,里面并没有将数字货币的特质包含在内。很多加密货币在 Howey Test 监管框架下都会被视为证券,即便其中一些加密资产具有实用型组件。

在听证会上,Jeremy Allaire 直言不讳地说道:

“监管机构发布的指导方针,和加密资产本质存在严重的不匹配问题。在美国之外,很多国家为区块链技术发展提供了机会,如果你看看其他一些司法管辖区,就会知道他们的监管有多好,我们想要真正的高标准监管,不管是网络安全,洗钱,监管风险等。”

国会贸易和金融专家  Rebecca M. Nelson 也认同 Jeremy Allaire 的看法,并表示一些海外加密货币中心(比如瑞士和百慕大)其实已经开始利用友好的监管政策来吸引加密公司。

 
Facebook Libra 数字货币依然是个绕不开话题
 

国会议员们提出的监管问题不可避免地回到了 Facebook 数字货币 Libra 身上,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 Mike Crapo 认为像 Libra 这样的全球性数字货币可能无法满足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司法管辖区对数字隐私和其他监管要求。

对此,Circle 首席执行官 Jeremy Allaire 认为在全球范围内实施统一的加密监管是件好事,他指出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指导方针就是个不错的七点。今年早些时候,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发布了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监管指南,全球很多主权国家和联盟(包括二十国集团)都接受了这个指导方针,也意味着大多数司法管辖区将遵守FATF准则。

参议员 Catherine Cortez Masto 希望立法者应该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她说道:


    “作为一个国家,如果我们不引领这项技术,中国或其他一些国家将会这样做。”



会议最后,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 Mike Crapo语重心长地总结道:区块链可能会有帮助,但也可能会糟糕,美国任重道远。

 
原文:https://www.theblockcrypto.com/2019/07/30/senate-panel-questions-cryptos-financial-inclusion-powers-calls-for-more-regulatory-clarity/

作者:Aislinn Keely

译者:Moni

投资的未来:选“新常态”还是“新范式”?

攻略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12 17:13 • 来自相关话题

前言:在目前的经济运作机制下,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继续接受“新常态”,还是拥抱“新范式”?这取决于每个人对未来的理解,对世界经济运作本质的理解,还有对风险和回报的认知。作者Andrew Gillick认为应该抓住未来范式转移下的机会。本文由“蓝狐笔记”社群“HQ”翻译。



从2020年初开始,世界各地的利率趋于零,以及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的出台,这可能是一个年轻投资者生命中的最重要的决定性时刻:抓住胡萝卜,以前所未有的历史高价投资房地产、债券或股票市场,或是进入另外一个基本上不受债务扭曲影响的市场?它能抓住未来十年内可能发生的范式转移机会。让我们来看看低利率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操作房地产、债券和股票价格的,以及如何在投资加密货币市场时减轻被操纵的影响。

自2008年以来,美联储首次降息,尽管国内数据相对强劲,但我们仍然相信降息并不利于经济健康发展。此外,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计划在未来几周内进一步降息。

官方说降息是因为全球经济放缓,但事实上,可以有许多角度来分析,尤其是美国总统要求美元贬值来保持竞争力,使得美国更容易继续为赤字融资,这也可能让美国成为历史上负债最多的国家。

出于控制经济通胀和就业的“正当理由”来调整利率,就意味着要抬高资产价格或企业资产负债表,这本来永远不应该发生!这就是美联储的操作。而世界各地也正在发生越来越多类似的事情。

量化宽松(从债权人到债务人的财富转移)创造的驱动力,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GFC,global Financial crisis )期间首次引入后,被称为“新常态(the new normal)”,如果选择维持原来的经济态势,那么未来几十年来会出现更多相同的情况,就像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一直持续的通货紧缩一样。

 
反向投资者的避风港
 

一直以来,媒体都把比特币称为“金融业的怪物”,它们这样描述加密货币市场:它被潜伏在浅层市场的“巨鲸”(持有大量加密资产的人,通常是早期玩家和投资者)所操纵。相反地,作为顺从的普通公民,散户投资者本应该相信那些维持传统市场运作的数万亿美元债务,而现在这个传统市场与庞氏骗局难以区分。

也许是由于货币操纵的意图正慢慢被揭示,比特币也开始显现其诞生的初衷:一个远离传统市场操纵的避风港。






新常态?在这次美联储降息之前的一个多月里,BLX全球比特币价格一直与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呈负相关。

自从这次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至2.25%以来,比特币上涨了约10%。此次价格走势落后于其他避险资产,如黄金、日元和瑞士法郎,这些资产都受到了冲击,虽然幅度不大。

虽然比特币远不是完美的,但与许多其他市场相比,它看起来仍然像是洗衣房里一堆脏衣服中最干净的那件衬衫。

 
财富大转移
 

从澳大利亚、新西兰到布鲁塞尔,这些国家的央行正迅速转向金融抑制的货币政策,将利率和债券利率降至历史低点,甚至是负利率,这将导致财富从债权人(储户)转移到债务人(借款人)身上。

桥水基金创始人Ray Dalio认为,通过观察债务和信贷的持有者可以让我们洞察到范式转移。

 “通过观察谁拥有什么资产和负债,询问自己央行最需要帮助的是谁,并考虑到他们拥有的工具,找出他们最有可能的操作,你可以得到最有可能的货币政策转变,这就是“范式转移”的主要驱动力。”

最大的债务人是企业。






美国公司债创历史新高,约为15万亿美元。

根据美联储的数据(上图),美国公司债务占GDP的比例达到历史最高值,占GDP的47%(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这个数字接近75%)。全球范围内有近13万亿美元的负收益债务(企业债和国债),还有数万亿美元的债务刚好高于零。






美国AAA公司借贷利率(蓝线)接近历史低点,为3.2%,而信用卡利率刚刚超过纪录高点,为15.1%。
由于借贷利率如此之低,公司债务(在美国股票回购中发挥很大作用)达到历史高位水平。与此同时,信用卡消费贷款也几乎创下历史新高,在企业利率持续下降的同时稳步上升。

在过去十年里,尽管私人部门一直在减轻债务,但企业部门却一直在狼吞虎咽,更重要的是,这是自从央行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回购了大部分政府债务以来,对收购和资产价格上涨的反应。

基尼系数,左轴,介于0(完全相等)和1之间。






低利率带来的美国财富转移,可以从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中反映出来。基尼指数(The Gini Index),被用来衡量一个国家的不平等程度,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它与美联储基金利率呈高度负相关。也就是说,当利率下降时,它会提高富人拥有资产的价格,并扩大贫富差距。

 
负利率:公开市场
 

欧洲有超过40%(即1.4万亿欧元)的公司债券现在的收益率为负,超过50%的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为负;实际上,这相当于借钱还能获得收益。

这些负收益率改变了债券的性质。一般来说,政府或公司会承诺在债券存续期间(通常在2年、5年、10年、20年或30年之间)每年向债权人支付正收益,当债券发行人的信用评级越差,债券收益越高,以补偿风险。反之亦然。

但如果安全的主权债券不能提供正收益率,而高风险的公司收益率也只是稍微高一点,那么它们实际上就不再是固定收益工具。债券已成为资产负债表的会计工具,代表着央行、商业银行和企业之间的转移资金。

为了使其经济从上世纪90年代最大的经济危机中复苏,日本是第一个尝试负利率和债券负收益率的国家。其目标是使经济(而非资产)保持通胀,但在经历了20多年的负利率和零利率之后,这个国家仍然处于通货紧缩,尽管很奇怪,但经济也没有停滞不前。

 
房产市场
 

美国、加拿大、爱尔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主要楼市,因创纪录的低利率和外国资金流入而遭到扭曲,将房价推高至平均收入的数倍,超过了当地大多数年轻人的承受能力。

新西兰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New Zealand)和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是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今年首次降息的国家。在这两个国家,银行业(新西兰超过60%)向房地产市场暴露了严重的风险敞口,两国的主要银行都拥有相同的母公司(四大银行the Big Four banks)。





新西兰房价与家庭债务的相关性为0.82(高度相关),来源:Steve Keen教授


这两个国家的利率都处于历史最低水平,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分别为1.5%和1.25%,低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紧急水平,今年可能还有2次进一步降息。RBA和RBNZ都将召开会议,预计将宣布降息。而加拿大央行(Canadian Central Bank)却逆势而上,从全球金融危机(GFC)历史低点上调利率至1.75%。





澳大利亚房价与家庭债务的相关性为0.6,来源:Steve Keen教授


金融宣传
 

首次购房者往往会被鼓励用10万美元、以5:1的杠杆去贷款买房,他们缺乏经验,而且数据的真实性受媒体、房地产经纪人、开发商的影响,并被利率、债务增长率、以及离岸资本流动所操纵。

尽管出现了十年的警告信号,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政府最近才出台更严格的反洗钱和外国投资者政策,以抵御来自国外投机者和洗钱活动。然而,正是这些海外资本流动提供了这些市场的大部分流动性。





新西兰房地产市场的海外买家数量。来源: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


去年年底,新西兰提出立法,首次要求非本国公民需要申请才能购买房产。此后,按照新西兰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与前一年相比,2019前三个月海外买家的数量下降了81%。

类似的是,自从推出“空屋房产税”来抵御外国投机者以来,温哥华5月份的房屋销售量环比下降了90%。目前,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是世界上最贵的市场之一,房价几乎是平均收入的9倍。随着海外买家禁令的出台,尤其是在高端房屋市场,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房屋市场开始出现成交量和价格大幅下降的趋势。





针对首次购房者的三则广告,位于奥克兰市中心同一个公交候车亭的同一家银行。语言和意象公开操控人们的情绪。来源:The author


为了减缓楼市顶端和底端价格之间价差的缩小的速度,商业银行开始了称为“金融宣传”的活动,以吸引首次购房者进入楼市,提高销售量,重新树立市场信心。随着新西兰信贷增长放缓,银行利用史上最低利率的诱饵,纷纷推出各种花哨的广告和优惠。

尽管新西兰主流媒体都在报道住房短缺危机,尤其是在奥克兰,但事实恰恰相反:住房库存积压创先历史记录,建筑许可也处于历史高位。






S&P/Case-Shiller 20个美国城市综合房价指数,目前远高于次贷时代的历史高点。

此外,当前美国的房价已经远远高于之前次贷危机的历史高点。而次贷危机时的房价导致美国陷入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

 
新型爱尔兰房产危机
 

要想了解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目前市场的情况,我们可以回顾一下,爱尔兰在“凯尔特虎(Celtic Tiger)”建筑热潮(2000-2007年)前后的情况。

凯尔特虎(Celtic Tiger)泡沫破裂后,在全国,尤其是在都柏林,留下了数万栋未完工的房屋和公寓。在全球金融危机、利率创下历史新低后,风险投资和对冲基金在全球范围内收割不良资产,包括都柏林的许多地产板块。他们在之前未完成的项目上埋伏上好几年,等待着价格和租金回升,然后慢慢地向市场上释放供应。





爱尔兰无家可归的总人数达到历史新高,超过10000人,来源Focus.ie


爱尔兰从房地产繁荣和萧条的冲击中恢复十年后,发现面临着另一种类型的住房危机——供应不足——尤其是在首都都柏林,将房地产竞争和租金推到了一个难以承受的新高水平,并造成房价历史新高。仅在2018年,都柏林就有近1000个家庭无家可归。

仅在2018年,就有11亿欧元的资金投入了爱尔兰将近3000处住宅物业,占当年房地产投资总额的近30%。

 
股票市场
 

正如在零利率时代,央行是政府债的最大持有者一样,美国公司也成为了股市中最大的股票持有者(主要是他们自己的股票)。






通过量化宽松向企业注入的大部分廉价信贷都被用于购买股票,导致非金融公司成为最大的股东。

注入公司的大多数廉价信贷量化宽松,被用于公司回购股票,这也导致公司成为股票市场上最大的股东或“巨鲸”。早在1982年,公司回购自己的股票还是违法的,但在里根政府放松管制的时代,这种做法被逆转了。股票回购导致国家内部日益严重的财富不平等。

从2007年到2016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中,461家上市公司的企业利润不是投入再生产中,而是进行股票回购,金额达到4万亿美元,占总利润的54%。同时,CEO的年平均薪酬翻了一番。股票回购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健康发展,虽然它提高了每股收益(EPS),甚至公司收益实际是下降的。因此,回购也被描述为合法的市场操纵形式。

接下来,我们将看看波动性,不仅仅是与平均值的差异,还有波动性和风险在股票市场中是如何被掩盖的。

 
波动性掩盖风险
 

比特币和加密资产能够被识别的风险总是归因于它们的高波动性。由于金融业界使用回溯VaR(风险价值)指标(将高波动性等同于高风险)来衡量风险,因此,大多数基金经理不喜欢加密资产。这是错误的负指标吗?






Bitmex的历史波动性指数(BVOL)今年已上涨48%,而标准普尔隐形波动性指数(VIX)的跌幅几乎相同,仅略高于历史低点。

做空VIX是十年来最受欢迎的交易策略,甚至有专门面向散户交易员的ETF,这实际上人为地抑制了VIX,使得VIX为13.9,比其长期平均值18.3低两个以上的标准差。然而,这种低波动性可能掩盖了风险。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的金融不稳定假说认为,“稳定可能会导致不稳定”或长期的低波动反而导致更多的债务和风险,从而导致危机。该假说最近得到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Research)的实证研究支持:

     “波动性水平不是能够反映危机的良好指标,但相对较高或较低的波动性却是。低波动性增加了银行危机的可能性,高波动性和低波动性对于股票市场危机都很重要,而任何形式的波动性似乎都不能解释货币危机。”


不可否认,与股票市场(市场规模越小,波动性越大)相比,加密货币是一种更具波动性的资产类别,但与全球股票市场、甚至以私人债、公司债和股票回购为基础的房地产市场不同,加密货币并没有显示出任何即将到来的市场投降的迹象。






Sharpe Ratio比率反映资产除以其波动性的回报。比率越高,风险回报越高。

Sharpe Ratio是投资密切关注的指标,用于衡量资产的风险回报率,根据该指标,比特币从2012年以来的表现优于FANG股票(蓝狐笔记注:FANG指Facebook、Amazon、Netflix、Google等科技巨头),跟Facebook相比,这些年来波动性起伏,比特币已经产生高两倍的风险回报。

此外,区块链技术的开源性质显示了钱包交易及其背后交易者的透明度。






前10位最富有的比特币地址中,有6个是来自世界上最大交易所的钱包,它们总共占流通比特币总数的4%左右。

关注“加密巨鲸”(其中许多是早期使用者或启动该项目的开发者)如何推动市场发展是有必要的。在最富有的10个比特币钱包中,有6个属于全球性交易所,可能还有更多的交易所和场外交易(OTC)商,如Cumberland,当然目前还未被确认。

散户投资者(不管是不是交易员)经常被主流说法所操控,即:比特币和其他市场被操纵、这是一个可能归零的庞氏骗局等等。与房地产市场和企业利润相比,房地产市场和企业利润是以经济体的信贷增长率为基础的,只要这些经济体的增长速度比债务无限期还本付息的速度快,并且是GDP指数级增长,进入系统的新债务就可以偿还之前的未偿债务。

 
如何降低加密市场的风险
 

新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人,如果使用错误的交易平台,可能会增加他们的风险。

尽管价格发现仍然处于一个早期阶段,但众所周知,加密资产在不同加密交易所之间存在巨大的价格差异(尽管它们已经聚合),这往往提供了大量套利机会,但实际上普通交易员或投资者很难找到真正的资产价格。

到目前为止,从传统市场来的散户投资者寻求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需求不断增长,而市场差价合约(CFD)平台(如CMC Markets、eToro和Plus500)填补了这一需求。然而,人们不应该投资于CFD或做市商平台,交易员也应该非常谨慎地交易加密CFD。

这些平台创建了市场,通过将交易双方带到客户交易记录中,从而提供流动性。这种有争议的商业模式,当客户在交易中亏损时,交易所可能会获利,因此存在一种动机——“猎杀止损(stop hunting)”,即清算其帐面上可见的客户头寸。(蓝狐笔记HQ注:交易商和交易者处于对立的立场,因此交易商为了赚取更多客户的利润,通过后台操纵价格波动,达到交易者止损线,英文称之为Stop Loss Hunting)

做市商是最受欢迎的散户交易员/投资者平台之一,因为它们提供低手续费、小差价和大多数产品。法国和英国的监管机构都在考虑禁止CFD产品,这为非做市经纪商(又称直通式处理器,straight-through-processors)创造了填补市场空白的机会。

通过建立可信的第三方指数和加密定价数据,是在传统经纪人与新客户之间架起桥梁的关键一步,投资组合和资金经理能够建立和知晓其加密资产的风险状况,正如MSCI对新兴市场资产所做的那样。

 
自检索平台:利益冲突
 

对于加密散户投资者/交易员来说,他们关心的一个主要波动是,价格往往会因止损和账户流失而出现缺口。

Bitmex是一家开创100倍期货合约而闻名的加密衍生品交易所,最近成为美国监管机构重点调查的对象,Bitmex因将散户投资者暴露于过度的风险中而受到批评。Bitmex是一家做市商,曾经有客户抱怨平台“猎杀止损”。

做市商平台的利益冲突包括:

(i)自我定价以及自我索引

随着交易所设定参考价格、提供流动性,增加了内部操纵单一资产现货价格和交易量的机会。

(ii)猎杀止损造成的损失

由于交易所把所有的订单都记在账上,它也知道交易者止损时的价格,做市商们因利用这些信息来获利而饱受诟病

(iii)使用自有参考价格的自索引产品

引发关于客户纠纷的透明度、操纵性和公平性的质疑

 
减少对客户和经纪人的操纵
 

最近,以太坊在交易所之间遭遇了一次价格闪崩,原因是Bitstamp交易所上有个超大订单,价格在几分钟内从270美元降到190美元,这不仅抹掉了Bitstamp的客户头寸,也抹掉了Bitmex、Kraken、Gemini和Coinbase等主要交易所的客户头寸。

使用由欧盟基准监管机构(EU Benchmarks Regulation)和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验证的独立第三方指数,可以为交易所和客户提供更公平、更稳定的单一资产定价方案。






与最受信任的交易所的总流动性指数相比,五家交易所的以太坊价格,在暴跌期间,价格差异有所下降。

当Bitstamp有抛售ETH的大量卖单时,使用BNC的以太坊流动指数价格(ELX)可以保护交易员止损,尤其是在Bitmex和Bitstamp上。LX系列指数通过计算比特币、Ripple和以太坊的“公平全球价格”,将全球六大最具流动性的交易所的交易量和价格加在一起,按订单深度加权。它还能量化和过滤虚假交易量。

ETF提供商更倾向于通过创建自己的指数,来降低第三方成本并提供更便宜的手续费。然而,这一基准设置引发了与欧盟监管机构的利益冲突,包括前期指数变动或篡改ETF的净资产价值等。目前,某些CFD交易所(如CMC)也提供自索引加密产品。

更好的选择是,投资于加密资产和传统产品的散户投资者将使用同一个平台,该平台直接面向全球市场处理订单,并使用一个独立的价格和指数提供商,但这些平台的知名度较低(更不是足球和橄榄球运动衫的主要赞助商),也无法提供同样丰富的交易产品或工具。

 
结论
 

对于千禧一代和更年轻一代来说,下一个十年将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我们正处在一个看起来更像是全球联动的市场操作之中,我们要么参与,要么抵制,并尝试另外的选择——数字资产市场。

我们仍然处于区块链和比特币的早期,在理想情况下会不会不存在隐藏力量?但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即使这些隐藏力量存在,跟拥有万亿美元的基金经理或跨国公司既得利益竞争,哪个存在更大的风险?

------

风险警示:蓝狐笔记所有文章都不能作为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有风险,投资应该考虑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建议对项目进行深入考察,慎重做好自己的投资决策。
  查看全部
investment-portfolio-document.jpg


前言:在目前的经济运作机制下,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继续接受“新常态”,还是拥抱“新范式”?这取决于每个人对未来的理解,对世界经济运作本质的理解,还有对风险和回报的认知。作者Andrew Gillick认为应该抓住未来范式转移下的机会。本文由“蓝狐笔记”社群“HQ”翻译。




从2020年初开始,世界各地的利率趋于零,以及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的出台,这可能是一个年轻投资者生命中的最重要的决定性时刻:抓住胡萝卜,以前所未有的历史高价投资房地产、债券或股票市场,或是进入另外一个基本上不受债务扭曲影响的市场?它能抓住未来十年内可能发生的范式转移机会。让我们来看看低利率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操作房地产、债券和股票价格的,以及如何在投资加密货币市场时减轻被操纵的影响。

自2008年以来,美联储首次降息,尽管国内数据相对强劲,但我们仍然相信降息并不利于经济健康发展。此外,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计划在未来几周内进一步降息。

官方说降息是因为全球经济放缓,但事实上,可以有许多角度来分析,尤其是美国总统要求美元贬值来保持竞争力,使得美国更容易继续为赤字融资,这也可能让美国成为历史上负债最多的国家。

出于控制经济通胀和就业的“正当理由”来调整利率,就意味着要抬高资产价格或企业资产负债表,这本来永远不应该发生!这就是美联储的操作。而世界各地也正在发生越来越多类似的事情。

量化宽松(从债权人到债务人的财富转移)创造的驱动力,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GFC,global Financial crisis )期间首次引入后,被称为“新常态(the new normal)”,如果选择维持原来的经济态势,那么未来几十年来会出现更多相同的情况,就像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一直持续的通货紧缩一样。

 
反向投资者的避风港
 

一直以来,媒体都把比特币称为“金融业的怪物”,它们这样描述加密货币市场:它被潜伏在浅层市场的“巨鲸”(持有大量加密资产的人,通常是早期玩家和投资者)所操纵。相反地,作为顺从的普通公民,散户投资者本应该相信那些维持传统市场运作的数万亿美元债务,而现在这个传统市场与庞氏骗局难以区分。

也许是由于货币操纵的意图正慢慢被揭示,比特币也开始显现其诞生的初衷:一个远离传统市场操纵的避风港。

20190812163528Xa2A.jpeg


新常态?在这次美联储降息之前的一个多月里,BLX全球比特币价格一直与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呈负相关。

自从这次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至2.25%以来,比特币上涨了约10%。此次价格走势落后于其他避险资产,如黄金、日元和瑞士法郎,这些资产都受到了冲击,虽然幅度不大。

虽然比特币远不是完美的,但与许多其他市场相比,它看起来仍然像是洗衣房里一堆脏衣服中最干净的那件衬衫。

 
财富大转移
 

从澳大利亚、新西兰到布鲁塞尔,这些国家的央行正迅速转向金融抑制的货币政策,将利率和债券利率降至历史低点,甚至是负利率,这将导致财富从债权人(储户)转移到债务人(借款人)身上。

桥水基金创始人Ray Dalio认为,通过观察债务和信贷的持有者可以让我们洞察到范式转移。

 “通过观察谁拥有什么资产和负债,询问自己央行最需要帮助的是谁,并考虑到他们拥有的工具,找出他们最有可能的操作,你可以得到最有可能的货币政策转变,这就是“范式转移”的主要驱动力。”

最大的债务人是企业。

201908121635294Ufk.jpeg


美国公司债创历史新高,约为15万亿美元。

根据美联储的数据(上图),美国公司债务占GDP的比例达到历史最高值,占GDP的47%(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这个数字接近75%)。全球范围内有近13万亿美元的负收益债务(企业债和国债),还有数万亿美元的债务刚好高于零。

20190812163529MJZY.jpeg


美国AAA公司借贷利率(蓝线)接近历史低点,为3.2%,而信用卡利率刚刚超过纪录高点,为15.1%。
由于借贷利率如此之低,公司债务(在美国股票回购中发挥很大作用)达到历史高位水平。与此同时,信用卡消费贷款也几乎创下历史新高,在企业利率持续下降的同时稳步上升。

在过去十年里,尽管私人部门一直在减轻债务,但企业部门却一直在狼吞虎咽,更重要的是,这是自从央行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回购了大部分政府债务以来,对收购和资产价格上涨的反应。

基尼系数,左轴,介于0(完全相等)和1之间。

20190812163530leKH.jpeg


低利率带来的美国财富转移,可以从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中反映出来。基尼指数(The Gini Index),被用来衡量一个国家的不平等程度,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它与美联储基金利率呈高度负相关。也就是说,当利率下降时,它会提高富人拥有资产的价格,并扩大贫富差距。

 
负利率:公开市场
 

欧洲有超过40%(即1.4万亿欧元)的公司债券现在的收益率为负,超过50%的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为负;实际上,这相当于借钱还能获得收益。

这些负收益率改变了债券的性质。一般来说,政府或公司会承诺在债券存续期间(通常在2年、5年、10年、20年或30年之间)每年向债权人支付正收益,当债券发行人的信用评级越差,债券收益越高,以补偿风险。反之亦然。

但如果安全的主权债券不能提供正收益率,而高风险的公司收益率也只是稍微高一点,那么它们实际上就不再是固定收益工具。债券已成为资产负债表的会计工具,代表着央行、商业银行和企业之间的转移资金。

为了使其经济从上世纪90年代最大的经济危机中复苏,日本是第一个尝试负利率和债券负收益率的国家。其目标是使经济(而非资产)保持通胀,但在经历了20多年的负利率和零利率之后,这个国家仍然处于通货紧缩,尽管很奇怪,但经济也没有停滞不前。

 
房产市场
 

美国、加拿大、爱尔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主要楼市,因创纪录的低利率和外国资金流入而遭到扭曲,将房价推高至平均收入的数倍,超过了当地大多数年轻人的承受能力。

新西兰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New Zealand)和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是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今年首次降息的国家。在这两个国家,银行业(新西兰超过60%)向房地产市场暴露了严重的风险敞口,两国的主要银行都拥有相同的母公司(四大银行the Big Four banks)。

20190812163530hpVj.jpeg

新西兰房价与家庭债务的相关性为0.82(高度相关),来源:Steve Keen教授


这两个国家的利率都处于历史最低水平,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分别为1.5%和1.25%,低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紧急水平,今年可能还有2次进一步降息。RBA和RBNZ都将召开会议,预计将宣布降息。而加拿大央行(Canadian Central Bank)却逆势而上,从全球金融危机(GFC)历史低点上调利率至1.75%。

20190812163531ijnS.jpeg

澳大利亚房价与家庭债务的相关性为0.6,来源:Steve Keen教授


金融宣传
 

首次购房者往往会被鼓励用10万美元、以5:1的杠杆去贷款买房,他们缺乏经验,而且数据的真实性受媒体、房地产经纪人、开发商的影响,并被利率、债务增长率、以及离岸资本流动所操纵。

尽管出现了十年的警告信号,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政府最近才出台更严格的反洗钱和外国投资者政策,以抵御来自国外投机者和洗钱活动。然而,正是这些海外资本流动提供了这些市场的大部分流动性。

20190812163531Pvk2.jpeg

新西兰房地产市场的海外买家数量。来源: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


去年年底,新西兰提出立法,首次要求非本国公民需要申请才能购买房产。此后,按照新西兰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与前一年相比,2019前三个月海外买家的数量下降了81%。

类似的是,自从推出“空屋房产税”来抵御外国投机者以来,温哥华5月份的房屋销售量环比下降了90%。目前,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是世界上最贵的市场之一,房价几乎是平均收入的9倍。随着海外买家禁令的出台,尤其是在高端房屋市场,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房屋市场开始出现成交量和价格大幅下降的趋势。

20190812163532Wrby.jpeg

针对首次购房者的三则广告,位于奥克兰市中心同一个公交候车亭的同一家银行。语言和意象公开操控人们的情绪。来源:The author


为了减缓楼市顶端和底端价格之间价差的缩小的速度,商业银行开始了称为“金融宣传”的活动,以吸引首次购房者进入楼市,提高销售量,重新树立市场信心。随着新西兰信贷增长放缓,银行利用史上最低利率的诱饵,纷纷推出各种花哨的广告和优惠。

尽管新西兰主流媒体都在报道住房短缺危机,尤其是在奥克兰,但事实恰恰相反:住房库存积压创先历史记录,建筑许可也处于历史高位。

20190812163532hOX1.jpeg


S&P/Case-Shiller 20个美国城市综合房价指数,目前远高于次贷时代的历史高点。

此外,当前美国的房价已经远远高于之前次贷危机的历史高点。而次贷危机时的房价导致美国陷入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

 
新型爱尔兰房产危机
 

要想了解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目前市场的情况,我们可以回顾一下,爱尔兰在“凯尔特虎(Celtic Tiger)”建筑热潮(2000-2007年)前后的情况。

凯尔特虎(Celtic Tiger)泡沫破裂后,在全国,尤其是在都柏林,留下了数万栋未完工的房屋和公寓。在全球金融危机、利率创下历史新低后,风险投资和对冲基金在全球范围内收割不良资产,包括都柏林的许多地产板块。他们在之前未完成的项目上埋伏上好几年,等待着价格和租金回升,然后慢慢地向市场上释放供应。

20190812163533RXQ9.jpeg

爱尔兰无家可归的总人数达到历史新高,超过10000人,来源Focus.ie


爱尔兰从房地产繁荣和萧条的冲击中恢复十年后,发现面临着另一种类型的住房危机——供应不足——尤其是在首都都柏林,将房地产竞争和租金推到了一个难以承受的新高水平,并造成房价历史新高。仅在2018年,都柏林就有近1000个家庭无家可归。

仅在2018年,就有11亿欧元的资金投入了爱尔兰将近3000处住宅物业,占当年房地产投资总额的近30%。

 
股票市场
 

正如在零利率时代,央行是政府债的最大持有者一样,美国公司也成为了股市中最大的股票持有者(主要是他们自己的股票)。

20190812163533eqzM.jpeg


通过量化宽松向企业注入的大部分廉价信贷都被用于购买股票,导致非金融公司成为最大的股东。

注入公司的大多数廉价信贷量化宽松,被用于公司回购股票,这也导致公司成为股票市场上最大的股东或“巨鲸”。早在1982年,公司回购自己的股票还是违法的,但在里根政府放松管制的时代,这种做法被逆转了。股票回购导致国家内部日益严重的财富不平等。

从2007年到2016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中,461家上市公司的企业利润不是投入再生产中,而是进行股票回购,金额达到4万亿美元,占总利润的54%。同时,CEO的年平均薪酬翻了一番。股票回购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健康发展,虽然它提高了每股收益(EPS),甚至公司收益实际是下降的。因此,回购也被描述为合法的市场操纵形式。

接下来,我们将看看波动性,不仅仅是与平均值的差异,还有波动性和风险在股票市场中是如何被掩盖的。

 
波动性掩盖风险
 

比特币和加密资产能够被识别的风险总是归因于它们的高波动性。由于金融业界使用回溯VaR(风险价值)指标(将高波动性等同于高风险)来衡量风险,因此,大多数基金经理不喜欢加密资产。这是错误的负指标吗?

20190812163534PA76.jpeg


Bitmex的历史波动性指数(BVOL)今年已上涨48%,而标准普尔隐形波动性指数(VIX)的跌幅几乎相同,仅略高于历史低点。

做空VIX是十年来最受欢迎的交易策略,甚至有专门面向散户交易员的ETF,这实际上人为地抑制了VIX,使得VIX为13.9,比其长期平均值18.3低两个以上的标准差。然而,这种低波动性可能掩盖了风险。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的金融不稳定假说认为,“稳定可能会导致不稳定”或长期的低波动反而导致更多的债务和风险,从而导致危机。该假说最近得到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Research)的实证研究支持:


     “波动性水平不是能够反映危机的良好指标,但相对较高或较低的波动性却是。低波动性增加了银行危机的可能性,高波动性和低波动性对于股票市场危机都很重要,而任何形式的波动性似乎都不能解释货币危机。”



不可否认,与股票市场(市场规模越小,波动性越大)相比,加密货币是一种更具波动性的资产类别,但与全球股票市场、甚至以私人债、公司债和股票回购为基础的房地产市场不同,加密货币并没有显示出任何即将到来的市场投降的迹象。

20190812163535jZOg.jpeg


Sharpe Ratio比率反映资产除以其波动性的回报。比率越高,风险回报越高。

Sharpe Ratio是投资密切关注的指标,用于衡量资产的风险回报率,根据该指标,比特币从2012年以来的表现优于FANG股票(蓝狐笔记注:FANG指Facebook、Amazon、Netflix、Google等科技巨头),跟Facebook相比,这些年来波动性起伏,比特币已经产生高两倍的风险回报。

此外,区块链技术的开源性质显示了钱包交易及其背后交易者的透明度。

20190812163535D5C6.jpeg


前10位最富有的比特币地址中,有6个是来自世界上最大交易所的钱包,它们总共占流通比特币总数的4%左右。

关注“加密巨鲸”(其中许多是早期使用者或启动该项目的开发者)如何推动市场发展是有必要的。在最富有的10个比特币钱包中,有6个属于全球性交易所,可能还有更多的交易所和场外交易(OTC)商,如Cumberland,当然目前还未被确认。

散户投资者(不管是不是交易员)经常被主流说法所操控,即:比特币和其他市场被操纵、这是一个可能归零的庞氏骗局等等。与房地产市场和企业利润相比,房地产市场和企业利润是以经济体的信贷增长率为基础的,只要这些经济体的增长速度比债务无限期还本付息的速度快,并且是GDP指数级增长,进入系统的新债务就可以偿还之前的未偿债务。

 
如何降低加密市场的风险
 

新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人,如果使用错误的交易平台,可能会增加他们的风险。

尽管价格发现仍然处于一个早期阶段,但众所周知,加密资产在不同加密交易所之间存在巨大的价格差异(尽管它们已经聚合),这往往提供了大量套利机会,但实际上普通交易员或投资者很难找到真正的资产价格。

到目前为止,从传统市场来的散户投资者寻求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需求不断增长,而市场差价合约(CFD)平台(如CMC Markets、eToro和Plus500)填补了这一需求。然而,人们不应该投资于CFD或做市商平台,交易员也应该非常谨慎地交易加密CFD。

这些平台创建了市场,通过将交易双方带到客户交易记录中,从而提供流动性。这种有争议的商业模式,当客户在交易中亏损时,交易所可能会获利,因此存在一种动机——“猎杀止损(stop hunting)”,即清算其帐面上可见的客户头寸。(蓝狐笔记HQ注:交易商和交易者处于对立的立场,因此交易商为了赚取更多客户的利润,通过后台操纵价格波动,达到交易者止损线,英文称之为Stop Loss Hunting)

做市商是最受欢迎的散户交易员/投资者平台之一,因为它们提供低手续费、小差价和大多数产品。法国和英国的监管机构都在考虑禁止CFD产品,这为非做市经纪商(又称直通式处理器,straight-through-processors)创造了填补市场空白的机会。

通过建立可信的第三方指数和加密定价数据,是在传统经纪人与新客户之间架起桥梁的关键一步,投资组合和资金经理能够建立和知晓其加密资产的风险状况,正如MSCI对新兴市场资产所做的那样。

 
自检索平台:利益冲突
 

对于加密散户投资者/交易员来说,他们关心的一个主要波动是,价格往往会因止损和账户流失而出现缺口。

Bitmex是一家开创100倍期货合约而闻名的加密衍生品交易所,最近成为美国监管机构重点调查的对象,Bitmex因将散户投资者暴露于过度的风险中而受到批评。Bitmex是一家做市商,曾经有客户抱怨平台“猎杀止损”。

做市商平台的利益冲突包括:

(i)自我定价以及自我索引

随着交易所设定参考价格、提供流动性,增加了内部操纵单一资产现货价格和交易量的机会。

(ii)猎杀止损造成的损失

由于交易所把所有的订单都记在账上,它也知道交易者止损时的价格,做市商们因利用这些信息来获利而饱受诟病

(iii)使用自有参考价格的自索引产品

引发关于客户纠纷的透明度、操纵性和公平性的质疑

 
减少对客户和经纪人的操纵
 

最近,以太坊在交易所之间遭遇了一次价格闪崩,原因是Bitstamp交易所上有个超大订单,价格在几分钟内从270美元降到190美元,这不仅抹掉了Bitstamp的客户头寸,也抹掉了Bitmex、Kraken、Gemini和Coinbase等主要交易所的客户头寸。

使用由欧盟基准监管机构(EU Benchmarks Regulation)和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验证的独立第三方指数,可以为交易所和客户提供更公平、更稳定的单一资产定价方案。

20190812163535xQad.jpeg


与最受信任的交易所的总流动性指数相比,五家交易所的以太坊价格,在暴跌期间,价格差异有所下降。

当Bitstamp有抛售ETH的大量卖单时,使用BNC的以太坊流动指数价格(ELX)可以保护交易员止损,尤其是在Bitmex和Bitstamp上。LX系列指数通过计算比特币、Ripple和以太坊的“公平全球价格”,将全球六大最具流动性的交易所的交易量和价格加在一起,按订单深度加权。它还能量化和过滤虚假交易量。

ETF提供商更倾向于通过创建自己的指数,来降低第三方成本并提供更便宜的手续费。然而,这一基准设置引发了与欧盟监管机构的利益冲突,包括前期指数变动或篡改ETF的净资产价值等。目前,某些CFD交易所(如CMC)也提供自索引加密产品。

更好的选择是,投资于加密资产和传统产品的散户投资者将使用同一个平台,该平台直接面向全球市场处理订单,并使用一个独立的价格和指数提供商,但这些平台的知名度较低(更不是足球和橄榄球运动衫的主要赞助商),也无法提供同样丰富的交易产品或工具。

 
结论
 

对于千禧一代和更年轻一代来说,下一个十年将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我们正处在一个看起来更像是全球联动的市场操作之中,我们要么参与,要么抵制,并尝试另外的选择——数字资产市场。

我们仍然处于区块链和比特币的早期,在理想情况下会不会不存在隐藏力量?但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即使这些隐藏力量存在,跟拥有万亿美元的基金经理或跨国公司既得利益竞争,哪个存在更大的风险?

------

风险警示:蓝狐笔记所有文章都不能作为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有风险,投资应该考虑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建议对项目进行深入考察,慎重做好自己的投资决策。
 

Linda Xie:去中心化金融的未来在何方?

观点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9 12:08 • 来自相关话题

DeFi 领域哪些场景值得期待?哪些风险需要关注?



去中心化金融(DeFi) ,也被称为「开放式金融」,是加密货币行业迄今为止最受关注的领域之一。虽然 DeFi 创建的东西看似和我们现有许多金融系统(比如借款、贷款、衍生品等)没有太大区别,但从较高层面上来看,其方式通常更加自动化,而且还消除了「中间人」角色。

不可否认,DeFi 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本文希望探讨这一新兴领域的发展方向,以及一些有趣的可能性。


抵押


人们对去中心化金融领域的一个最大抱怨,就是系统总是需要超额抵押才能获得贷款,毕竟没人想让自己的钱被锁定。事实上,设计抵押的初衷是认为资本使用效率极低,而且许多人也没有额外的资金,如果你看下当前整个行业锁定的抵押资金规模已达 5 亿美元,就能理解为什么市场有这种需求了。






抵押的目的通常是用于杠杆,特别是在牛市期间。

举个例子,你可以锁定价值 200 美元的 ETH,借入价值 100 美元的 DAI,然后你可以用借来的 DAI 再购买 100 美元的 ETH。人们尝试抵押的另一个目的是不想出售自己的加密资产,因为持有加密资产会涉及到纳税问题,所以他们可能更愿意把自己的加密货币作为抵押品来获得一笔贷款。

当然,也有些人「热衷」于加密抵押是因为他们觉得这种模式比传统金融系统更精简,无需经历复杂的 KYC (了解你的客户)合规流程(不过在风险合规方面,去中心化金融最终会有所改变的) 。

不仅如此,一些传统金融体系之外的人也会发现去中心化金融十分有益,而且一旦抵押率有所下降,抵押使用将更加突出。

但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仍处于 DeFi 的早期阶段。在这个早期阶段,关于超额抵押的抱怨主要因为系统缺乏合适的去中心化身份和声誉体系。不仅如此,现阶段还没有处理相关问题的法律制度,所以能够让贷方感到「舒适」的唯一方法,就是要求借方超额抵押。

无论人们是否认为 DeFi 系统应该存在,市场需求说明了一切,而现有的 DeFi 项目不过是让人们更容易接受相关服务而已。

如果借款人不想出售自己持有的加密货币,特别是当他们被排除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时,那么目前来看市场上并没有太好的其他选择。贷款人也一样,你可以选择不赚取加密资产利息,比如使用中心化金融服务,这样会被拿走一大块手续费;或是在银行账户里存入法定货币,银行会拿着你的钱放贷,但是他们赚取的绝大部分利息收益并不会给你。

所以,孰优孰劣是很清楚的。虽然 DeFi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对借款人和贷款人来说,这个新兴领域已经向前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如果在 DeFi 中引入更好的身份和声誉系统,对抵押品的要求就会有所降低,目前美国很多银行和其他金融部门都依赖信用机构,比如 Experian、TransUnion、Equifax 等,来确认个人信用。

信用机构会让一些群体处于不利地位,比如海外人士和年轻人。一些 P2P 借贷服务(比如 Lending Club)在解决传统金融服务问题的时候会依赖于FICO 评分系统的分数,这个系统会提供一些额外的数据信息,比如房屋所有权、收入和就业时间等。去中心化身份和声誉服务也可以提供类似的功能,这类服务可能会包含一些其他信息,比如社交媒体声誉、以前贷款偿还历史、其他信誉良好的用户担保等。但是这种解决方案并不是能包治百病的灵药,同样需要经过大量测试和试错,不断探索需要获取哪些评估数据和抵押品。

在 2012 年至 2017 年期间,像 BTCJam这样的公司已经开始在加密行业里探索无抵押加密借贷服务了,他们允许用户将比特币借给借款人,甚至是一些来自新兴市场的借款人,而且无需抵押品。唯一不同的是,BTCJam 会使用自己的专用信用评分来进行业务评估,并且相应地反应借贷利率。

对于正在构建 DeFi 系统的开发人员来说,推荐可以学习 BTCJam 经验并不断改进优化自己的系统。







可组合性


DeFi 最独特的一个地方就是可组合性。

DeFi 协议可以像乐高积木一样互相插入,然后创造出全新的东西,比如 Dan Elitzer 就提出了这样一种想法:将抵押品转移到被称为 「超流量」(superfluidity)的不同系统里。

这意味着,你可以从一个协议中获得抵押品,再将其「借给」另一个协议。不过,这里存在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复利智能合约」(compounding smart contract)风险很大,而且对于超额抵押来说,最重要的要确保借款人不会无法归还使用抵押品的本金。如果抵押品在其他地方被借出并且存在问题,那么这个抵押品就不再有用了。

虽然有些业内人士不满这种「超流量」系统,但是由于大量资金被锁定造成流通效率低下等问题,人们将不可避免地去尝试这一概念。所以,我们能做的也许就是进行自我调节,或者设置一个「护栏」,比如规定一个最低抵押率。

    链闻注:关于「超流量」的概念,可参阅链闻之前发表的 IDEO CoLab 投资人、MIT 比特币俱乐部创始人 Dan Elitzer 的 文章:《DeFi 的未来:给密码货币抵押品赋予流动性,这个世界将会怎样?》


实际上,市场上有很多平台允许用户存入资金,然后按照最高利率的 DeFi 协议借出(比如 MetaMoneyMarket),而且帮助用户免除了自我管理的麻烦。当然,用户也可以进行一些个性化的设置。比如:你可以在单一协议里设定一个最大资金贷款额度比例,这样就能减少智能合约风险,或是只借出给一批特定协议列表,如果利率低于某个百分率后则返还资金,又或根据哪种稳定币抵押率最有利在不同稳定币之间——比如从 USDC 到 DAI 进行切换。

有趣的是,未来很多这些流程也许都是从一些非加密原生用户身上抽象出来。例如,用户可能只需要进行一些风险承受能力测试和 / 或选择他们的风险评分,就能了解自己可以选择哪些 DeFi 协议,类似于 Wealthfront 现在呈现给用户的解决方案。





Wealthfront 风险承受能力评分示例:一位用户在回答了问卷之后的风险承受能力评分结果


资产


笔者本人非常喜欢将比特币等更多种代币化资产带入到 DeFi 领域的想法。在牛市中,如果 DeFi 服务可以轻松获取,并且可以创建和兑换的成本也很便宜的话,那么在 DeFi 中使用比特币应该会有很大的需求。

    链闻注:关于 DeFi 在比特币区块链上实践的思考,可参阅链闻之前发表的的,Token Daily 合伙人 Mohamed Fouda 的 文章:《让比特币 DeFi 成为可能,有这些方法和用例》


我相信加密托管服务提供商占据最好位置,可以提供这类服务的中心化版本,因为资金会很容易被客户锁定。

许多大型投资方被要求必须通过合格的托管方保管资金,因为对某些人(或项目)来说,自我监管并不靠谱。托管服务提供者可以提供一个选项,把托管资产代币化,并允许人们进行交易,这可能成为托管方的另一个收入来源。比如 Wrapped Bitcoin (WBTC) 已经在市场上存在,但他们收取的费用很高,也是难以在市场普及的障碍之一。

不过,随着市场竞争和用户量的不断增加,费用最终肯定会将下降。加密货币托管费率就是这样,由于加密托管市场竞争越来越大,月活用户量不断上升,加密货币托管费率已经出现了明显下降。以 Coinbase Custody 为例,他们在 2018 年 7 月正式推出,当时费率为每个月 10 个基点,但是在 2019 年 8 月已经下降到了每年 50 个基点,很多人相信这个数字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降低。

而且,相对于中心化版本的代币资产,去中心化版本资产最终肯定会流行起来,并与之共存。

目前,绝大多数使用 DeFi 的人都是原生加密货币用户,但是传统投资者未来也可能会使用 DeFi、或是类似于 DeFi 的系统。有些稳定币其实就「借用」了 DeFi 的概念,比如 USDC 被贷出并在 DeFi 平台上再借入。

未来有一天,我们可以想象会有许多不同种类的资产都能用代币化,包括股票、房地产、债券等代币,传统投资者可以用这些资产作为抵押来获取杠杆和 / 或贷款。

不过,这些系统将受到高度监管,因为如果没有合适的监管,传统投资者就不会使用它。我们现在所拥有的 DeFi 很像是另一种形式的 DeFi,它比传统系统更有效、成本更低,但是却比真正的 DeFi 受到更多监管。


风险


虽然 DeFi 非常吸引人,但你必须承认它是有风险的。

DeFi 系统通常比较新,有的可能只运行了几个月,所以存在明显的智能合约风险。当许多智能协议相互作用、并在彼此基础上建立新合约的时候,其风险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如果这种风险不存在,那么现在很明显可以基于 DeFi 协议借出大量资金(如果有更多的人试图从高利率获益,那么当前的利率可能会大幅下降)。

此外,DeFi 还存在其他风险,比如用于支持贷款的抵押品。如果某个抵押品(代币)价格下跌速度非常快(即使是过度抵押也无法解释某些资产的波动性),以至于追加保证金仍然无法弥补借入的全部资金,此时就会出现较大风险。

不过,如今有些 DeFi 平台具有合理的超额抵押率和可接受的抵押品类型,因此潜在的贷款违约并不会像智能合约风险那样令人担忧。

随着交易量不断增大,未来 DeFi 行业肯定会引入更多监管,比如需要 KYC。更多监管可能会降低某些项目的流动性,一些无法满足监管要求、并且无法提供合适文件的人也许就无法访问 DeFi 系统了。

当然,具体情况也因人而异,还会涉及到产品类型、管辖权和权力下放等各种不同的因素。虽然有些 DeFi 项目用了 DeFi 这个名字,但当前阶段,很多项目并不是非常去中心化的。

鉴于存在这些风险,人们开始讨论是否可以通过使用去中心化保险来对冲部分风险。

你可以预测、并押注某个协议上存在智能合约问题,如果它真的有的话你就能赚钱,就像 Augur(e.g. 去中心化金融保险 defisurance)。还有一些去中心化保险项目(比如 Nexus Mutual)已经开始使用自己的系统来处理支出。但仍要注意的是,即便是这种方法还是会存在复合智能合约风险,同时在他们一些独立的领域里,你需要进行尽职调查,比如治理结构、风险评估、索赔流程等。当然,如果 DeFi 行业规模足够大的话,传统保险公司可能就会提供相关产品了。

另一个潜在的问题是,许多 DeFi 平台的利率都很不稳定,因为人们并不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借入资金、或者把自己的资金贷出。未来可能会出现利率互换以锁定溢价,但这也增加了 DeFi 自身的复杂性。


总结


总的来说,我们必须清楚现在仍然是 DeFi 的早期阶段,但行业潜力巨大。DeFi 不仅能让很多被排除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的人获得金融产品,还能创造出一些人们从未见过的全新金融产品。

批评 DeFi 有意义吗?许多抱怨其实恰恰是因为这个行业仍处于早期,存在问题也是正常的。

我们可以看到,DeFi 开发人员和用户已经开始具备一些明显的竞争力了,他们对于个别 DeFi 项目的反馈也更加具体、更有帮助、而且也更富成效。


撰文:Linda Xie,区块链投资机构 Scalar Capital 联合创始人,Coinbase 早期产品经理

链闻获得本文作者授权翻译并发表中文版本。 查看全部
8d116fd2-da97-5b20-a1ce-7aae40c56494_Ly0qQqx.jpg


DeFi 领域哪些场景值得期待?哪些风险需要关注?




去中心化金融(DeFi) ,也被称为「开放式金融」,是加密货币行业迄今为止最受关注的领域之一。虽然 DeFi 创建的东西看似和我们现有许多金融系统(比如借款、贷款、衍生品等)没有太大区别,但从较高层面上来看,其方式通常更加自动化,而且还消除了「中间人」角色。

不可否认,DeFi 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本文希望探讨这一新兴领域的发展方向,以及一些有趣的可能性。


抵押


人们对去中心化金融领域的一个最大抱怨,就是系统总是需要超额抵押才能获得贷款,毕竟没人想让自己的钱被锁定。事实上,设计抵押的初衷是认为资本使用效率极低,而且许多人也没有额外的资金,如果你看下当前整个行业锁定的抵押资金规模已达 5 亿美元,就能理解为什么市场有这种需求了。

39aac58e28e6cdbbbc351edbf6356f94.jpg


抵押的目的通常是用于杠杆,特别是在牛市期间。

举个例子,你可以锁定价值 200 美元的 ETH,借入价值 100 美元的 DAI,然后你可以用借来的 DAI 再购买 100 美元的 ETH。人们尝试抵押的另一个目的是不想出售自己的加密资产,因为持有加密资产会涉及到纳税问题,所以他们可能更愿意把自己的加密货币作为抵押品来获得一笔贷款。

当然,也有些人「热衷」于加密抵押是因为他们觉得这种模式比传统金融系统更精简,无需经历复杂的 KYC (了解你的客户)合规流程(不过在风险合规方面,去中心化金融最终会有所改变的) 。

不仅如此,一些传统金融体系之外的人也会发现去中心化金融十分有益,而且一旦抵押率有所下降,抵押使用将更加突出。

但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仍处于 DeFi 的早期阶段。在这个早期阶段,关于超额抵押的抱怨主要因为系统缺乏合适的去中心化身份和声誉体系。不仅如此,现阶段还没有处理相关问题的法律制度,所以能够让贷方感到「舒适」的唯一方法,就是要求借方超额抵押。

无论人们是否认为 DeFi 系统应该存在,市场需求说明了一切,而现有的 DeFi 项目不过是让人们更容易接受相关服务而已。

如果借款人不想出售自己持有的加密货币,特别是当他们被排除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时,那么目前来看市场上并没有太好的其他选择。贷款人也一样,你可以选择不赚取加密资产利息,比如使用中心化金融服务,这样会被拿走一大块手续费;或是在银行账户里存入法定货币,银行会拿着你的钱放贷,但是他们赚取的绝大部分利息收益并不会给你。

所以,孰优孰劣是很清楚的。虽然 DeFi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对借款人和贷款人来说,这个新兴领域已经向前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如果在 DeFi 中引入更好的身份和声誉系统,对抵押品的要求就会有所降低,目前美国很多银行和其他金融部门都依赖信用机构,比如 Experian、TransUnion、Equifax 等,来确认个人信用。

信用机构会让一些群体处于不利地位,比如海外人士和年轻人。一些 P2P 借贷服务(比如 Lending Club)在解决传统金融服务问题的时候会依赖于FICO 评分系统的分数,这个系统会提供一些额外的数据信息,比如房屋所有权、收入和就业时间等。去中心化身份和声誉服务也可以提供类似的功能,这类服务可能会包含一些其他信息,比如社交媒体声誉、以前贷款偿还历史、其他信誉良好的用户担保等。但是这种解决方案并不是能包治百病的灵药,同样需要经过大量测试和试错,不断探索需要获取哪些评估数据和抵押品。

在 2012 年至 2017 年期间,像 BTCJam这样的公司已经开始在加密行业里探索无抵押加密借贷服务了,他们允许用户将比特币借给借款人,甚至是一些来自新兴市场的借款人,而且无需抵押品。唯一不同的是,BTCJam 会使用自己的专用信用评分来进行业务评估,并且相应地反应借贷利率。

对于正在构建 DeFi 系统的开发人员来说,推荐可以学习 BTCJam 经验并不断改进优化自己的系统。

c029ea11b19d37f4bcec30d0502afe31.jpg



可组合性


DeFi 最独特的一个地方就是可组合性。

DeFi 协议可以像乐高积木一样互相插入,然后创造出全新的东西,比如 Dan Elitzer 就提出了这样一种想法:将抵押品转移到被称为 「超流量」(superfluidity)的不同系统里。

这意味着,你可以从一个协议中获得抵押品,再将其「借给」另一个协议。不过,这里存在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复利智能合约」(compounding smart contract)风险很大,而且对于超额抵押来说,最重要的要确保借款人不会无法归还使用抵押品的本金。如果抵押品在其他地方被借出并且存在问题,那么这个抵押品就不再有用了。

虽然有些业内人士不满这种「超流量」系统,但是由于大量资金被锁定造成流通效率低下等问题,人们将不可避免地去尝试这一概念。所以,我们能做的也许就是进行自我调节,或者设置一个「护栏」,比如规定一个最低抵押率。


    链闻注:关于「超流量」的概念,可参阅链闻之前发表的 IDEO CoLab 投资人、MIT 比特币俱乐部创始人 Dan Elitzer 的 文章:《DeFi 的未来:给密码货币抵押品赋予流动性,这个世界将会怎样?》



实际上,市场上有很多平台允许用户存入资金,然后按照最高利率的 DeFi 协议借出(比如 MetaMoneyMarket),而且帮助用户免除了自我管理的麻烦。当然,用户也可以进行一些个性化的设置。比如:你可以在单一协议里设定一个最大资金贷款额度比例,这样就能减少智能合约风险,或是只借出给一批特定协议列表,如果利率低于某个百分率后则返还资金,又或根据哪种稳定币抵押率最有利在不同稳定币之间——比如从 USDC 到 DAI 进行切换。

有趣的是,未来很多这些流程也许都是从一些非加密原生用户身上抽象出来。例如,用户可能只需要进行一些风险承受能力测试和 / 或选择他们的风险评分,就能了解自己可以选择哪些 DeFi 协议,类似于 Wealthfront 现在呈现给用户的解决方案。

a62234c4-855c-56a5-b339-563f3193130a.jpg

Wealthfront 风险承受能力评分示例:一位用户在回答了问卷之后的风险承受能力评分结果


资产


笔者本人非常喜欢将比特币等更多种代币化资产带入到 DeFi 领域的想法。在牛市中,如果 DeFi 服务可以轻松获取,并且可以创建和兑换的成本也很便宜的话,那么在 DeFi 中使用比特币应该会有很大的需求。


    链闻注:关于 DeFi 在比特币区块链上实践的思考,可参阅链闻之前发表的的,Token Daily 合伙人 Mohamed Fouda 的 文章:《让比特币 DeFi 成为可能,有这些方法和用例》



我相信加密托管服务提供商占据最好位置,可以提供这类服务的中心化版本,因为资金会很容易被客户锁定。

许多大型投资方被要求必须通过合格的托管方保管资金,因为对某些人(或项目)来说,自我监管并不靠谱。托管服务提供者可以提供一个选项,把托管资产代币化,并允许人们进行交易,这可能成为托管方的另一个收入来源。比如 Wrapped Bitcoin (WBTC) 已经在市场上存在,但他们收取的费用很高,也是难以在市场普及的障碍之一。

不过,随着市场竞争和用户量的不断增加,费用最终肯定会将下降。加密货币托管费率就是这样,由于加密托管市场竞争越来越大,月活用户量不断上升,加密货币托管费率已经出现了明显下降。以 Coinbase Custody 为例,他们在 2018 年 7 月正式推出,当时费率为每个月 10 个基点,但是在 2019 年 8 月已经下降到了每年 50 个基点,很多人相信这个数字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降低。

而且,相对于中心化版本的代币资产,去中心化版本资产最终肯定会流行起来,并与之共存。

目前,绝大多数使用 DeFi 的人都是原生加密货币用户,但是传统投资者未来也可能会使用 DeFi、或是类似于 DeFi 的系统。有些稳定币其实就「借用」了 DeFi 的概念,比如 USDC 被贷出并在 DeFi 平台上再借入。

未来有一天,我们可以想象会有许多不同种类的资产都能用代币化,包括股票、房地产、债券等代币,传统投资者可以用这些资产作为抵押来获取杠杆和 / 或贷款。

不过,这些系统将受到高度监管,因为如果没有合适的监管,传统投资者就不会使用它。我们现在所拥有的 DeFi 很像是另一种形式的 DeFi,它比传统系统更有效、成本更低,但是却比真正的 DeFi 受到更多监管。


风险


虽然 DeFi 非常吸引人,但你必须承认它是有风险的。

DeFi 系统通常比较新,有的可能只运行了几个月,所以存在明显的智能合约风险。当许多智能协议相互作用、并在彼此基础上建立新合约的时候,其风险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如果这种风险不存在,那么现在很明显可以基于 DeFi 协议借出大量资金(如果有更多的人试图从高利率获益,那么当前的利率可能会大幅下降)。

此外,DeFi 还存在其他风险,比如用于支持贷款的抵押品。如果某个抵押品(代币)价格下跌速度非常快(即使是过度抵押也无法解释某些资产的波动性),以至于追加保证金仍然无法弥补借入的全部资金,此时就会出现较大风险。

不过,如今有些 DeFi 平台具有合理的超额抵押率和可接受的抵押品类型,因此潜在的贷款违约并不会像智能合约风险那样令人担忧。

随着交易量不断增大,未来 DeFi 行业肯定会引入更多监管,比如需要 KYC。更多监管可能会降低某些项目的流动性,一些无法满足监管要求、并且无法提供合适文件的人也许就无法访问 DeFi 系统了。

当然,具体情况也因人而异,还会涉及到产品类型、管辖权和权力下放等各种不同的因素。虽然有些 DeFi 项目用了 DeFi 这个名字,但当前阶段,很多项目并不是非常去中心化的。

鉴于存在这些风险,人们开始讨论是否可以通过使用去中心化保险来对冲部分风险。

你可以预测、并押注某个协议上存在智能合约问题,如果它真的有的话你就能赚钱,就像 Augur(e.g. 去中心化金融保险 defisurance)。还有一些去中心化保险项目(比如 Nexus Mutual)已经开始使用自己的系统来处理支出。但仍要注意的是,即便是这种方法还是会存在复合智能合约风险,同时在他们一些独立的领域里,你需要进行尽职调查,比如治理结构、风险评估、索赔流程等。当然,如果 DeFi 行业规模足够大的话,传统保险公司可能就会提供相关产品了。

另一个潜在的问题是,许多 DeFi 平台的利率都很不稳定,因为人们并不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借入资金、或者把自己的资金贷出。未来可能会出现利率互换以锁定溢价,但这也增加了 DeFi 自身的复杂性。


总结


总的来说,我们必须清楚现在仍然是 DeFi 的早期阶段,但行业潜力巨大。DeFi 不仅能让很多被排除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的人获得金融产品,还能创造出一些人们从未见过的全新金融产品。

批评 DeFi 有意义吗?许多抱怨其实恰恰是因为这个行业仍处于早期,存在问题也是正常的。

我们可以看到,DeFi 开发人员和用户已经开始具备一些明显的竞争力了,他们对于个别 DeFi 项目的反馈也更加具体、更有帮助、而且也更富成效。


撰文:Linda Xie,区块链投资机构 Scalar Capital 联合创始人,Coinbase 早期产品经理

链闻获得本文作者授权翻译并发表中文版本。

募资额Top50的区块链明星项目,现在还有几个活着?

项目blockbeats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7 11:40 • 来自相关话题

前几天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在网站推送了一条非常有意思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仅有 3 个山寨币价格的变化跑赢了比特币的涨幅,分别是币安平台币 BNB、Tezos(XTZ)、Chainlink(LINK)。剩下的项目都没有跑过比特币的 215% 涨幅。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行业几万个项目,剩下的那些,现在怎么样了?

2017 年,全球 ICO 融资 54 亿美元;2018 年,全球 ICO 融资 126 亿美元;2019 年上半年,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根据 ICOdrop 的数据统计,一共 87 个项目融资,一共 20.6 亿美元。

在这 200 多亿美元里,融资里程碑的项目笔笔皆是:EOS 用一年时间公募,融资 42 亿美元;Telegram 靠着不到 200 个人的私募融了 17 亿美元;主网已经拖延快一年的 FileCoin 融了 2 个亿美元...... 这些项目现在褒贬不一,有的突然起势,几十个公司都宣布合作;有的是融了上千万美元,却做了一个市值只有几百万美元的项目;有的项目一再延期,不断有团队成员离开。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根据 TokenData 的数据,结合项目的 Twitter、Github、社区活跃度、周报这些因素,总结了截止到 2019 年 6 月 30 日区块链融资历史上金额排名前 50 的项目现在的状况。我们一起看看,这些曾经大名鼎鼎的项目现在混成了什么样子?
 

融资历史 Top50

















注:1. 市值数据截取自 CoinMarketCap、CoinGecko、BitUniverse,若项目未上线则显示「-」、若项目已上线但无法查证流通市值则显示「?」。因统计数据来源众多,上表数据或存在些许差异,请读者不吝勘误。
2. 若该项目主网已上线并持续发声或项目 Github、Twitter、周/月报汇报进度基本正常,无严重逾期,则显示「进度基本正常」;若该项目 Github 更新延后、Twitter 等社交渠道发声较少、产品正在推进的,则显示「进度延期」;若该项目 Github 更新、路线图进度、Twitter 等渠道热度、产品推进有一项有严重缺陷或较大滞后的,则显示「进度延滞」;若该项目 Github、路线图、Twitter、产品均有严重缺陷且滞后较多的,则显示「进度停滞」。
这 50 个融资总金额刚好 100 亿美元的项目中,我们看到了虎头蛇尾的「伤仲永」,看到了落魄的「过气网红」,也看到了心术似乎不正的「空气币」。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统计,这 50 个明星项目中目前 19 个进度延滞,5 个已经停滞了,还有一些项目已经宣告失败,团队遣散,甚至被指控,真正进度基本正常的,只有 17 个,只占 34%。

这个数据还是因为今年有些新的大额融资,项目刚启动,还在正常阶段。再往下看几位,很多项目也都早就停滞了。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挑了几个代表,看看这些明星项目的现在。

 
明星项目的现在
 

EOS 的发展大家有目共睹,一年时间的众筹让 EOS 融到了史无前例的 42.34 亿美金,在 50 个项目中,金额占了接近一半。但是主网上线后,这个号称「区块链 3.0」的项目出现了许多问题让行业诟病:性能无法兑付、Github 进展缓慢、中心化程度高、DApp 经常被黑客攻击等等。创始人 BM 又在研发新的项目,不知道还会不会在乎 EOS 的未来。

加密聊天工具 Telegram 开发的网络 Telegram Open Network,靠着不到 200 个人的私募,融了 17 亿美元,也是私募融资的里程碑。最近 TON 的测试网刚刚上线,主网现在还未上线。我们只看到了 Telegram 画的大饼,但始终没有喂到嘴边。不过从 Telegram 比较扎实的开发功底来看,最终 TON 或许能给我们一些惊喜,行业内也有不少人对这个项目表示看好。

tZero 是证券代币发行(STO)的发行平台,融资 1.34 亿美金。当时,STO 这个概念本寄予了合规 ICO 的希望,可是并没有热起来,t0 代币的价格在上线后也破发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新动作,不过 7 月底,在线零售商、tZero 的母公司 Overstock 宣布,将使用由 tZero 发行的数字通证证券向其下属公司支付股东股息,同时通过美股给 t0 代币持有者分红,这种新玩法不知道能不能让 tZero 有一点热度。

即时社交应用 Kik Messenger 是主流互联网公司发币的一个代表。Kik 早期非常火爆,2010 年公开之后在 Twitter 上推出后,仅 15 天就已有 100 万用户登录。2017 年,KiK 月活 5000 万人的时候,宣布发行代币 KIN,在 2017 年 9 月完成 9850 万美金的 ICO 融资。但是今年 6 月 4 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式起诉 Kik 的 ICO 是非法融资,认为 KIN 是证券,但是 Kik 公司并没有在 SEC 那里注册。这个事情到现在还没有结果。

Elastos 亦来云是国内公链项目的一个经典。团队均是名校背景,背后行业知名的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和 NEO 小蚁的创始人达鸿飞,甚至还有富士康公司的站台,三轮融资近 7000 个比特币,还没上线就已经是国内最拉风的项目了。然而在 2018 年上线火币交易所后,币价大跌,很多投资者亏得血本无归,甚至开始自发组织维权。项目名声一落千丈,现在已经几乎没人关注了,甚至其他项目方都不想表明自己跟亦来云有关系,生怕投资者不满。

融资 5200 万美元的 Blockstack 最近大火,是这 50 个项目中,为数不多的还有好消息的项目。今年 7 月份,Blockstack 成为首个美国 SEC 批准的按 Reg A+规则,发行合规代币的项目。在加密货币融资的历史上,Blockstack 成为了里程碑。而且 Blockstack 的合规化也让提供 STO 融资形式失去了意义,既然可以主动寻求 SEC 的合规,为何还要去 STO 呢?

另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 Centra 公司的创始人的被捕。这位曾在 2017 年的 ICO 狂潮中融资近 5000 万美金的公司的创始人在 2018 年因涉嫌诈骗被指控,成为美国首位因 ICO 非法融资被捕的创始人。同时,为这个项目站台的众多明星,包括拳王梅瑟威都接到了 SEC 的罚款通知。现在看来,这也是当年 ICO 投机泡沫中,人性疯狂和贪婪交织在一起的一个缩影。

Sirin Labs 曾在 2017 年底融资近 1.58 亿美金,旨在打造一个内置独立硬件钱包的区块链手机「Finney」,据悉富士康也合作参与了「Finney」的开发。然而,市场似乎并不买账。2019 年 4 月,Sirin Labs 宣布大幅裁员四分之一,同时 CEO 以欺骗投资者为名被起诉。SRN 代币的价格也从最高的 3.8 美金滑落到 0.015 美金,流通市值滑落到仅 700 万美金,不到当初融资额的 5%,直到现在也没有复苏的迹象。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The DAO 的故事更是精彩。作为治理项目的鼻祖,THE DAO 第一次提出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的概念付诸实践。在它的设想中,每个人可以将加密货币投入其中,The DAO 再把这些资产投入到区块链项目中,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能够成为这个链上组织的有限合伙人。由于理念的前瞻性,The DAO 在 2016 年 5 月就完成了 1.5 亿美金的融资,这在当时的币圈绝无仅有。然而,The DAO 甚至还没有机会败给设计机制,就败给了技术漏洞。The DAO 被黑客进行了循环提现攻击,损失惨重,这一事件在以太坊社区闹得沸沸扬扬,最终硬分叉出 ETC 和 ETH 两条链,而 The DAO 则作为陪葬品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Bankera 曾在 2018 年 2 月完成 1.5 亿美金的融资,提出「建立传统金融和区块链之间桥梁」的它虽然仍保持社交媒体的发声,但现在已经看不到项目的实质性进展。其代币 BNK 也已经无人问津,跌去 80%,日交易量仅 5 万美元。

今年刚刚融了 5000 万美元的 ThunderCore 在昨天也出问题了,首席科学家、技术核心 ElaineShi 博士结束了 2 年的合约,不再继续与 ThunderCore 签约。ElaineShi 之于 ThunderCore,就像 Gavin Wood 之于 Polkadot。此事也引发了 ThunderCore 社区内的激烈讨论,有投资者在社群内表示项目团队早已知道这一事情并且进行了隐瞒,并认为项目方「偷偷砸盘」。

由 3 位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创办的 Basis,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代表。Google Ventures、a16z、Polychain Capital、Pantera、Metastable、贝恩资本、币安 Labs、Naval 等诸多重量级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纷纷入局,融资 1.25 亿美元,抢滩算法稳定币江湖,打算开辟稳定币新时代。然而,美国 SEC 打碎了 Basis 的美梦,监管认为 Basis 系统中的 Baseshare 和 Basebond 属于「证券」型资产,发行该类代币违背了有关规定。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三个普林斯顿的年轻人最后竞以「散场」谢幕。

PumaPay 是一个比较冷门的支付系统类项目,闷声不响地在 2018 年 5 月完成了约 1.17 亿美金的 ICO 融资。一年多过去了,项目并没有突破性进展,代币也依然鲜为人知,据 Coinmarketcap 显示,PMA 近 24 小时交易量仅 2.2 万美金,流动性几乎归零。

而类似的下场,在区块链项目中,数不胜数。

 
融资高≠项目靠谱
 

史上最高融资的 50 个项目,66% 都处于不正常的状态,团队不是被抓就是遣散,只有 17 个还算正常。从这个结果看,我们本能地就想下个结论:有些项目从一开始就打着发币圈钱的主意有备而来。还有一些项目本来想认认真真做事,可当巨额融资款到手后思想转变,将白皮书中描绘的美好计划抛之脑后,最后也成了敷衍了事的垃圾项目。

虽然不排除有些项目上线的目的就是要割韭菜,但其实很多项目落寞的原因非常复杂,我们无法判断项目方本来的意图,很多时候外部环境对于团队的影响,我们这些不了解信息的外部人员无法做出判断。

所以,我们也只能得出两个结论:

1、融资金额高并不能说明项目靠谱;
2、2017 和 2018 年那个区块链疯狂融资的时代再也不会出现了。



其实,也有很多现在依旧活跃的知名项目并没有过大量的融资。Cosmos 在 2017 年 4 月完成的 ICO 中,仅募集了 1700 万美金等价的比特币和以太坊,但是今年主网上线后引领了跨链这个主题;号称「区块链 USB」的去中心化预言机 Chainlink 在 2017 年 9 月份融资 3200 万美元,沉寂了两年后开始爆发,在稳定币、物联网、公链、隐私、去中心化金融 DeFi 等方面,甚至 Google 和甲骨文这些巨头均宣布与 Chainlink 合作,合作团队多达 41 个。代币 LINK 的价值也在今年达到了顶峰。

当然,还有很多 PoW 项目连融资都没有。今年年初的 Grin 团队为了实现代币公平分配这个目标,有人给他们投资都不要,所有的收入全靠社区的捐款,希望真的能用区块链,去实现自己的那一点理想主义。

当我们回过头来回顾那些曾经在区块链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笔划的项目时,上亿美元融资、顶级开发团队、乌托邦式白皮书,无时无刻不在扣动着每一个买了他们代币的投资者的心弦。有些项目方确实还在做事,但是已经开始偏离他们的主题,也有很多项目方在赚得盆满钵满之后离开行业,甩手走人,再次把「韭菜」推到「割不割肉」的悬崖边上。

除了上述提到的融资过 4500 万美元的明星项目之外,还有更多融资金额超过千万美元的项目,他们的项目开发和社区运行早都已经停滞,甚至有些项目方团队都已经解散了。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推荐诸位读者再去关注一下自己曾经投资过的项目,查看一下他们现在是否还在「做事」,或者已经「跑路」。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


作者:0x22 0x29 查看全部

Brazilian-Govt-Official-Believes-Economic-Reforms-May-Result-in-Crypto-Based-Tax-Evasion.jpg

前几天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在网站推送了一条非常有意思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仅有 3 个山寨币价格的变化跑赢了比特币的涨幅,分别是币安平台币 BNB、Tezos(XTZ)、Chainlink(LINK)。剩下的项目都没有跑过比特币的 215% 涨幅。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行业几万个项目,剩下的那些,现在怎么样了?

2017 年,全球 ICO 融资 54 亿美元;2018 年,全球 ICO 融资 126 亿美元;2019 年上半年,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根据 ICOdrop 的数据统计,一共 87 个项目融资,一共 20.6 亿美元。

在这 200 多亿美元里,融资里程碑的项目笔笔皆是:EOS 用一年时间公募,融资 42 亿美元;Telegram 靠着不到 200 个人的私募融了 17 亿美元;主网已经拖延快一年的 FileCoin 融了 2 个亿美元...... 这些项目现在褒贬不一,有的突然起势,几十个公司都宣布合作;有的是融了上千万美元,却做了一个市值只有几百万美元的项目;有的项目一再延期,不断有团队成员离开。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根据 TokenData 的数据,结合项目的 Twitter、Github、社区活跃度、周报这些因素,总结了截止到 2019 年 6 月 30 日区块链融资历史上金额排名前 50 的项目现在的状况。我们一起看看,这些曾经大名鼎鼎的项目现在混成了什么样子?
 

融资历史 Top50


20190807093111Ryc8.jpeg


201908070931112fpP.jpeg


20190807093112tHwb.jpeg


注:1. 市值数据截取自 CoinMarketCap、CoinGecko、BitUniverse,若项目未上线则显示「-」、若项目已上线但无法查证流通市值则显示「?」。因统计数据来源众多,上表数据或存在些许差异,请读者不吝勘误。
2. 若该项目主网已上线并持续发声或项目 Github、Twitter、周/月报汇报进度基本正常,无严重逾期,则显示「进度基本正常」;若该项目 Github 更新延后、Twitter 等社交渠道发声较少、产品正在推进的,则显示「进度延期」;若该项目 Github 更新、路线图进度、Twitter 等渠道热度、产品推进有一项有严重缺陷或较大滞后的,则显示「进度延滞」;若该项目 Github、路线图、Twitter、产品均有严重缺陷且滞后较多的,则显示「进度停滞」。
这 50 个融资总金额刚好 100 亿美元的项目中,我们看到了虎头蛇尾的「伤仲永」,看到了落魄的「过气网红」,也看到了心术似乎不正的「空气币」。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统计,这 50 个明星项目中目前 19 个进度延滞,5 个已经停滞了,还有一些项目已经宣告失败,团队遣散,甚至被指控,真正进度基本正常的,只有 17 个,只占 34%。

这个数据还是因为今年有些新的大额融资,项目刚启动,还在正常阶段。再往下看几位,很多项目也都早就停滞了。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挑了几个代表,看看这些明星项目的现在。

 
明星项目的现在
 

EOS 的发展大家有目共睹,一年时间的众筹让 EOS 融到了史无前例的 42.34 亿美金,在 50 个项目中,金额占了接近一半。但是主网上线后,这个号称「区块链 3.0」的项目出现了许多问题让行业诟病:性能无法兑付、Github 进展缓慢、中心化程度高、DApp 经常被黑客攻击等等。创始人 BM 又在研发新的项目,不知道还会不会在乎 EOS 的未来。

加密聊天工具 Telegram 开发的网络 Telegram Open Network,靠着不到 200 个人的私募,融了 17 亿美元,也是私募融资的里程碑。最近 TON 的测试网刚刚上线,主网现在还未上线。我们只看到了 Telegram 画的大饼,但始终没有喂到嘴边。不过从 Telegram 比较扎实的开发功底来看,最终 TON 或许能给我们一些惊喜,行业内也有不少人对这个项目表示看好。

tZero 是证券代币发行(STO)的发行平台,融资 1.34 亿美金。当时,STO 这个概念本寄予了合规 ICO 的希望,可是并没有热起来,t0 代币的价格在上线后也破发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新动作,不过 7 月底,在线零售商、tZero 的母公司 Overstock 宣布,将使用由 tZero 发行的数字通证证券向其下属公司支付股东股息,同时通过美股给 t0 代币持有者分红,这种新玩法不知道能不能让 tZero 有一点热度。

即时社交应用 Kik Messenger 是主流互联网公司发币的一个代表。Kik 早期非常火爆,2010 年公开之后在 Twitter 上推出后,仅 15 天就已有 100 万用户登录。2017 年,KiK 月活 5000 万人的时候,宣布发行代币 KIN,在 2017 年 9 月完成 9850 万美金的 ICO 融资。但是今年 6 月 4 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式起诉 Kik 的 ICO 是非法融资,认为 KIN 是证券,但是 Kik 公司并没有在 SEC 那里注册。这个事情到现在还没有结果。

Elastos 亦来云是国内公链项目的一个经典。团队均是名校背景,背后行业知名的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和 NEO 小蚁的创始人达鸿飞,甚至还有富士康公司的站台,三轮融资近 7000 个比特币,还没上线就已经是国内最拉风的项目了。然而在 2018 年上线火币交易所后,币价大跌,很多投资者亏得血本无归,甚至开始自发组织维权。项目名声一落千丈,现在已经几乎没人关注了,甚至其他项目方都不想表明自己跟亦来云有关系,生怕投资者不满。

融资 5200 万美元的 Blockstack 最近大火,是这 50 个项目中,为数不多的还有好消息的项目。今年 7 月份,Blockstack 成为首个美国 SEC 批准的按 Reg A+规则,发行合规代币的项目。在加密货币融资的历史上,Blockstack 成为了里程碑。而且 Blockstack 的合规化也让提供 STO 融资形式失去了意义,既然可以主动寻求 SEC 的合规,为何还要去 STO 呢?

另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 Centra 公司的创始人的被捕。这位曾在 2017 年的 ICO 狂潮中融资近 5000 万美金的公司的创始人在 2018 年因涉嫌诈骗被指控,成为美国首位因 ICO 非法融资被捕的创始人。同时,为这个项目站台的众多明星,包括拳王梅瑟威都接到了 SEC 的罚款通知。现在看来,这也是当年 ICO 投机泡沫中,人性疯狂和贪婪交织在一起的一个缩影。

Sirin Labs 曾在 2017 年底融资近 1.58 亿美金,旨在打造一个内置独立硬件钱包的区块链手机「Finney」,据悉富士康也合作参与了「Finney」的开发。然而,市场似乎并不买账。2019 年 4 月,Sirin Labs 宣布大幅裁员四分之一,同时 CEO 以欺骗投资者为名被起诉。SRN 代币的价格也从最高的 3.8 美金滑落到 0.015 美金,流通市值滑落到仅 700 万美金,不到当初融资额的 5%,直到现在也没有复苏的迹象。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The DAO 的故事更是精彩。作为治理项目的鼻祖,THE DAO 第一次提出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的概念付诸实践。在它的设想中,每个人可以将加密货币投入其中,The DAO 再把这些资产投入到区块链项目中,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能够成为这个链上组织的有限合伙人。由于理念的前瞻性,The DAO 在 2016 年 5 月就完成了 1.5 亿美金的融资,这在当时的币圈绝无仅有。然而,The DAO 甚至还没有机会败给设计机制,就败给了技术漏洞。The DAO 被黑客进行了循环提现攻击,损失惨重,这一事件在以太坊社区闹得沸沸扬扬,最终硬分叉出 ETC 和 ETH 两条链,而 The DAO 则作为陪葬品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Bankera 曾在 2018 年 2 月完成 1.5 亿美金的融资,提出「建立传统金融和区块链之间桥梁」的它虽然仍保持社交媒体的发声,但现在已经看不到项目的实质性进展。其代币 BNK 也已经无人问津,跌去 80%,日交易量仅 5 万美元。

今年刚刚融了 5000 万美元的 ThunderCore 在昨天也出问题了,首席科学家、技术核心 ElaineShi 博士结束了 2 年的合约,不再继续与 ThunderCore 签约。ElaineShi 之于 ThunderCore,就像 Gavin Wood 之于 Polkadot。此事也引发了 ThunderCore 社区内的激烈讨论,有投资者在社群内表示项目团队早已知道这一事情并且进行了隐瞒,并认为项目方「偷偷砸盘」。

由 3 位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创办的 Basis,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代表。Google Ventures、a16z、Polychain Capital、Pantera、Metastable、贝恩资本、币安 Labs、Naval 等诸多重量级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纷纷入局,融资 1.25 亿美元,抢滩算法稳定币江湖,打算开辟稳定币新时代。然而,美国 SEC 打碎了 Basis 的美梦,监管认为 Basis 系统中的 Baseshare 和 Basebond 属于「证券」型资产,发行该类代币违背了有关规定。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三个普林斯顿的年轻人最后竞以「散场」谢幕。

PumaPay 是一个比较冷门的支付系统类项目,闷声不响地在 2018 年 5 月完成了约 1.17 亿美金的 ICO 融资。一年多过去了,项目并没有突破性进展,代币也依然鲜为人知,据 Coinmarketcap 显示,PMA 近 24 小时交易量仅 2.2 万美金,流动性几乎归零。

而类似的下场,在区块链项目中,数不胜数。

 
融资高≠项目靠谱
 

史上最高融资的 50 个项目,66% 都处于不正常的状态,团队不是被抓就是遣散,只有 17 个还算正常。从这个结果看,我们本能地就想下个结论:有些项目从一开始就打着发币圈钱的主意有备而来。还有一些项目本来想认认真真做事,可当巨额融资款到手后思想转变,将白皮书中描绘的美好计划抛之脑后,最后也成了敷衍了事的垃圾项目。

虽然不排除有些项目上线的目的就是要割韭菜,但其实很多项目落寞的原因非常复杂,我们无法判断项目方本来的意图,很多时候外部环境对于团队的影响,我们这些不了解信息的外部人员无法做出判断。

所以,我们也只能得出两个结论:


1、融资金额高并不能说明项目靠谱;
2、2017 和 2018 年那个区块链疯狂融资的时代再也不会出现了。




其实,也有很多现在依旧活跃的知名项目并没有过大量的融资。Cosmos 在 2017 年 4 月完成的 ICO 中,仅募集了 1700 万美金等价的比特币和以太坊,但是今年主网上线后引领了跨链这个主题;号称「区块链 USB」的去中心化预言机 Chainlink 在 2017 年 9 月份融资 3200 万美元,沉寂了两年后开始爆发,在稳定币、物联网、公链、隐私、去中心化金融 DeFi 等方面,甚至 Google 和甲骨文这些巨头均宣布与 Chainlink 合作,合作团队多达 41 个。代币 LINK 的价值也在今年达到了顶峰。

当然,还有很多 PoW 项目连融资都没有。今年年初的 Grin 团队为了实现代币公平分配这个目标,有人给他们投资都不要,所有的收入全靠社区的捐款,希望真的能用区块链,去实现自己的那一点理想主义。

当我们回过头来回顾那些曾经在区块链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笔划的项目时,上亿美元融资、顶级开发团队、乌托邦式白皮书,无时无刻不在扣动着每一个买了他们代币的投资者的心弦。有些项目方确实还在做事,但是已经开始偏离他们的主题,也有很多项目方在赚得盆满钵满之后离开行业,甩手走人,再次把「韭菜」推到「割不割肉」的悬崖边上。

除了上述提到的融资过 4500 万美元的明星项目之外,还有更多融资金额超过千万美元的项目,他们的项目开发和社区运行早都已经停滞,甚至有些项目方团队都已经解散了。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推荐诸位读者再去关注一下自己曾经投资过的项目,查看一下他们现在是否还在「做事」,或者已经「跑路」。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


作者:0x22 0x29

趣头条的区块链实验:为何金币贬值了6.6倍?

公司yibencaiji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5 15:50 • 来自相关话题

过去两年掀起的区块链热潮,让这个词变得无比神秘。

实际上,现在区块链的几个主流概念和玩法,早就有很多尝试者。比如,吸收了直销模式精髓的趣头条,将裂变推广用到了极致。

还有早在2012年就成立的“橙光游戏”,将社群玩出了新境界。

在这些模式中,“币”不再神秘,没有区块链外衣的过度包装,大家看的,只是币的真正价值。

趣头条的“金币”,一度贬值6.6倍;而橙光的“鲜花”,一直锚定着人民币。

这些真正区块链思维的先行者,目前也未趟出一条明道来。

区块链思维离真正的落地,恐怕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01 趣头条的逆袭
 

眼下流行的区块链玩法到底有哪些?

现在最常见的,无非就是裂变推广、持币分红、社群自治。

先来一个有趣的例子,就是去年最火的黑马交易所FCoin。

“交易即挖矿”模式,一度搅动币圈。

这个模式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让使用者变成了获利者。

在互联网时代,其实最核心的资产,就是“用户”。

比如,让百度产生价值的,是搜索用户;让支付宝产生价值的,是支付用户。

但是,这些使用者贡献了自己的数据和流量,给平台带来了巨额收益,却并未享受到这些收益。

FCoin当时的逻辑,就是让用户变成受益者,能分享其利润。

再来看看前两年很火的区块链项目Steemit。

这是一个社交媒体平台。所有的人都可以在上面发文章,你获得的阅读和点赞越多,就能分到更多的代币:Steem。

而这个模式的魅力,也是让内容生产者可以直接获得流量带来的利润。

这些曾经红极一时的区块链模式,说到底,都是将原来的生产关系改变了:用户变成了利益分享者。

实际上,这些尝试将生产关系改变的商业模式,早就在很多领域出现——只是它们从来不穿着区块链的外衣。

最有名的尝试者,就是趣头条。

“论拉新、留存、促活,整个链圈加起来,都比不过一个趣头条。”有区块链从业者指出。

2016年,内容资讯平台趣头条诞生。

彼时,凭借推荐算法起家的今日头条,已经完成了对传统门户新闻客户端的小规模胜利。没人想到,这一战场还会杀出一匹黑马。

趣头条是怎么玩的?

在趣头条平台,用户邀请好友注册即可获得现金红包。

同时,用户每日签到,完成指定阅读时长,创造优质评论,甚至参与每日开宝箱活动,都可获得平台金币奖励。

10000金币可兑换1元人民币,满1元即可提现。






这个金币系统,就是典型的“持币分红”模式。这些阅读的用户,带来了广告价值,从而获得一定的广告收益。

除此之外,用户邀请到的好友,也会通过“师徒系统”自动成为自己的“徒弟”。

“徒弟”在平台上获得金币,“师父”也可以获得一部分返现。这也让“师父”有耐心手把手指导“徒弟”注册、使用并推广趣头条。

这个师徒系统,也是将直销模式的精髓用到了极致。

“无论是币圈的‘交易即挖矿’,还是趣头条的‘裂变拉新’,其本质都是企业让利于用户,与用户实现利益绑定,并借助用户的力量完成获客。”某银行金融科技部门产品经理刘景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因此,业内一直认为,趣头条是第一个真正将区块链思维运用到极致的项目。

而趣头条的这个模式成功后,很多领域都开始模仿。

比如,现在有很多读书平台,会根据阅读时长给用户分币;甚至还有输入法,也会根据用户的使用频率、时长发币。


02 更早的尝试者
 

除了最有名的趣头条之外,其实还有一个更早的尝试者,就是互动阅读社区“橙光游戏”。

橙光游戏成立于2012年。在2017年年末,这个游戏平台上线了一个投资系统。

这套系统是怎么运转的?

在橙光平台上,有一个类似币的产品,叫做“鲜花”。

橙光上有一些作者会写小说,然后根据小说内容,插上图片、背景,甚至给主角配上语音,就变成一款情景类的游戏。






类似于前段时间很火的《恋与制作人》。

这个平台上,还存在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是阅书无数的资深读者,他们如果觉得这部作品很好,也可以通过打赏鲜花,成为“投资者”。

获得的鲜花越多,这部作品的级别就越高,推荐等级和曝光度也会变高。

作品只会免费提供前面几章,后面要看,读者就要支付“鲜花”。而最终,作品获得的所有鲜花,平台、作者和投资者都可以分成。

这是一套很有趣的商业模式。

这个平台上存在着三个角色:

一个是写作并制作成小说的作者;一个是投资达人;一个是普通读者。

作者产生作品;投资者筛选作品,帮平台鉴别优劣;而读者产生利润。

“这和币圈的逻辑何其相似。”区块链从业者张季明说。

他表示,如果将橙光平台类比为以太坊,这相当于每一个橙光游戏作品都对应了一个ERC20 Token。

“玩家可以购买Token成为作品的股东,享受收益,也可随时退出,将Token换成ETH,再投资下一个作品。”

“除此之外,橙光通过投资分红的形式,将作者与投资者实现了强绑定,让作者代替职业编辑进行催更,既可以提升用户归属感与社区活跃度,还能解决困扰行业已久的‘太监’(作者断更)难题。”张季明指出。

目前来看,橙光游戏的玩法,真的是参透了区块链的精髓:通过激励机制绑定用户,引导用户生态形成自运营社区,再借助社区用户实现产品的推广传播。

去年5月,橙光宣布获得亿元融资。

据橙光自己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橙光平台用户已超4800万,月活跃用户超过350万。

所以,这些区块链标榜的“划时代”玩法,早就不再新鲜,也并不神秘,在很多领域都已经有过不少成功的尝试者。


03 前路漫漫
 

前两年,整个区块链市场,都是极为不冷静的。

仿佛只要穿上“区块链”的外衣,所有的数字货币都能迎来一轮暴涨。

但是,所有的商业模式,如果不能落地,那就是空中楼阁。

在经济学中,我们将其称为“空转”。

任何空转的项目,说到底都是庞氏骗局,都是收割散户的工具。

从今年开始,整个市场开始趋于冷静,行业也开始对“区块链”这个概念去神秘化。

“区块链一点都不神秘,我觉得是一个过度包装的概念,很多项目只是把直销或者传销的精髓拿过来,然后就贴上区块链的标签。”一位区块链的资深从业者李格华称,身边的人都冷静了很多。

撕下区块链的外衣之后,大家都在关注背后的商业模式是否可以落地、背后的币是否有价值。

我们再来看看,前面提到的这两个深得区块链精髓的模式,如今走得如何?

去年上市之后的趣头条,股票表现实在不尽如人意。

7美金的发行价,如今已跌到3.7美金,直接腰斩。






为何趣头条的模式,到了后期不灵了?

这是因为,早期很多用户都是冲着金币“薅羊毛”而来。

大量羊毛用户的存在,就意味着平台的广告转化率不高。

广告主们看不到效果,就会减少广告的投入,从而导致金币不断贬值。

如今趣头条金币的兑换比,已从1500个兑换1块钱,变成了10000个兑换1块钱,半年时间,贬值了6.6倍。

金币的贬值,也会导致羊毛党的积极性降低,从而走向一个恶性循环。

我们再来看看橙光。

目前,橙光的设计是鲜花只能用户消费或投资,不能变现。

因此,许多橙光用户都把投资系统视作支持作者甚至“小赌怡情”的工具,而非专业投资。

而橙光平台的活跃作者、用户,呈现出明显的低龄化、女性化趋势,许多用户投资能力十分有限。

“十赌九输。”有橙光玩家这样评价其投资系统。

如此来看,橙光的尝试,更像是一套游戏玩法,用户很难以此牟利。

总而言之,所谓“币”的价格,都是与其价值直接挂钩。

“在区块链领域,对于一个尚未落地,且前景并不可观的币进行炒作,指望它们暴涨10倍、100倍是多么可笑。”李格华称。

再来看看FCoin,交易即挖矿在早期为FCoin带来了海量的用户与交易量。

最高时,FCoin的平台币FT获得了128倍的暴涨,但如今,币价一落千丈。

在一轮狂欢过后,任何项目面临落地的现实之时,必然被打回原形,币价归于真实价值。

李格华认为,任何项目,都应该撕下区块链的外衣,去看内核和实际的商业模式。实际上,所谓的区块链思维,不过是将直销精髓运用到极致,将更多的利益分给用户,是一种“让利思维”。

而这个模式唯一能走通的方式,就是这个生态越做越大,用户分的利益越来越多。

能做到,就是正循环,不能做到,就是恶性循环。

就这么简单,毫不神秘。

区块链神话已破。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文:棘轮
来源:一本区块链 查看全部
20180329074556.jpg

过去两年掀起的区块链热潮,让这个词变得无比神秘。

实际上,现在区块链的几个主流概念和玩法,早就有很多尝试者。比如,吸收了直销模式精髓的趣头条,将裂变推广用到了极致。

还有早在2012年就成立的“橙光游戏”,将社群玩出了新境界。

在这些模式中,“币”不再神秘,没有区块链外衣的过度包装,大家看的,只是币的真正价值。

趣头条的“金币”,一度贬值6.6倍;而橙光的“鲜花”,一直锚定着人民币。

这些真正区块链思维的先行者,目前也未趟出一条明道来。

区块链思维离真正的落地,恐怕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01 趣头条的逆袭
 

眼下流行的区块链玩法到底有哪些?

现在最常见的,无非就是裂变推广、持币分红、社群自治。

先来一个有趣的例子,就是去年最火的黑马交易所FCoin。

“交易即挖矿”模式,一度搅动币圈。

这个模式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让使用者变成了获利者。

在互联网时代,其实最核心的资产,就是“用户”。

比如,让百度产生价值的,是搜索用户;让支付宝产生价值的,是支付用户。

但是,这些使用者贡献了自己的数据和流量,给平台带来了巨额收益,却并未享受到这些收益。

FCoin当时的逻辑,就是让用户变成受益者,能分享其利润。

再来看看前两年很火的区块链项目Steemit。

这是一个社交媒体平台。所有的人都可以在上面发文章,你获得的阅读和点赞越多,就能分到更多的代币:Steem。

而这个模式的魅力,也是让内容生产者可以直接获得流量带来的利润。

这些曾经红极一时的区块链模式,说到底,都是将原来的生产关系改变了:用户变成了利益分享者。

实际上,这些尝试将生产关系改变的商业模式,早就在很多领域出现——只是它们从来不穿着区块链的外衣。

最有名的尝试者,就是趣头条。

“论拉新、留存、促活,整个链圈加起来,都比不过一个趣头条。”有区块链从业者指出。

2016年,内容资讯平台趣头条诞生。

彼时,凭借推荐算法起家的今日头条,已经完成了对传统门户新闻客户端的小规模胜利。没人想到,这一战场还会杀出一匹黑马。

趣头条是怎么玩的?

在趣头条平台,用户邀请好友注册即可获得现金红包。

同时,用户每日签到,完成指定阅读时长,创造优质评论,甚至参与每日开宝箱活动,都可获得平台金币奖励。

10000金币可兑换1元人民币,满1元即可提现。

2019080513533293lZ.jpeg


这个金币系统,就是典型的“持币分红”模式。这些阅读的用户,带来了广告价值,从而获得一定的广告收益。

除此之外,用户邀请到的好友,也会通过“师徒系统”自动成为自己的“徒弟”。

“徒弟”在平台上获得金币,“师父”也可以获得一部分返现。这也让“师父”有耐心手把手指导“徒弟”注册、使用并推广趣头条。

这个师徒系统,也是将直销模式的精髓用到了极致。

“无论是币圈的‘交易即挖矿’,还是趣头条的‘裂变拉新’,其本质都是企业让利于用户,与用户实现利益绑定,并借助用户的力量完成获客。”某银行金融科技部门产品经理刘景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因此,业内一直认为,趣头条是第一个真正将区块链思维运用到极致的项目。

而趣头条的这个模式成功后,很多领域都开始模仿。

比如,现在有很多读书平台,会根据阅读时长给用户分币;甚至还有输入法,也会根据用户的使用频率、时长发币。


02 更早的尝试者
 

除了最有名的趣头条之外,其实还有一个更早的尝试者,就是互动阅读社区“橙光游戏”。

橙光游戏成立于2012年。在2017年年末,这个游戏平台上线了一个投资系统。

这套系统是怎么运转的?

在橙光平台上,有一个类似币的产品,叫做“鲜花”。

橙光上有一些作者会写小说,然后根据小说内容,插上图片、背景,甚至给主角配上语音,就变成一款情景类的游戏。

20190805135333TP7x.jpeg


类似于前段时间很火的《恋与制作人》。

这个平台上,还存在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是阅书无数的资深读者,他们如果觉得这部作品很好,也可以通过打赏鲜花,成为“投资者”。

获得的鲜花越多,这部作品的级别就越高,推荐等级和曝光度也会变高。

作品只会免费提供前面几章,后面要看,读者就要支付“鲜花”。而最终,作品获得的所有鲜花,平台、作者和投资者都可以分成。

这是一套很有趣的商业模式。

这个平台上存在着三个角色:

一个是写作并制作成小说的作者;一个是投资达人;一个是普通读者。

作者产生作品;投资者筛选作品,帮平台鉴别优劣;而读者产生利润。

“这和币圈的逻辑何其相似。”区块链从业者张季明说。

他表示,如果将橙光平台类比为以太坊,这相当于每一个橙光游戏作品都对应了一个ERC20 Token。

“玩家可以购买Token成为作品的股东,享受收益,也可随时退出,将Token换成ETH,再投资下一个作品。”

“除此之外,橙光通过投资分红的形式,将作者与投资者实现了强绑定,让作者代替职业编辑进行催更,既可以提升用户归属感与社区活跃度,还能解决困扰行业已久的‘太监’(作者断更)难题。”张季明指出。

目前来看,橙光游戏的玩法,真的是参透了区块链的精髓:通过激励机制绑定用户,引导用户生态形成自运营社区,再借助社区用户实现产品的推广传播。

去年5月,橙光宣布获得亿元融资。

据橙光自己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橙光平台用户已超4800万,月活跃用户超过350万。

所以,这些区块链标榜的“划时代”玩法,早就不再新鲜,也并不神秘,在很多领域都已经有过不少成功的尝试者。


03 前路漫漫
 

前两年,整个区块链市场,都是极为不冷静的。

仿佛只要穿上“区块链”的外衣,所有的数字货币都能迎来一轮暴涨。

但是,所有的商业模式,如果不能落地,那就是空中楼阁。

在经济学中,我们将其称为“空转”。

任何空转的项目,说到底都是庞氏骗局,都是收割散户的工具。

从今年开始,整个市场开始趋于冷静,行业也开始对“区块链”这个概念去神秘化。

“区块链一点都不神秘,我觉得是一个过度包装的概念,很多项目只是把直销或者传销的精髓拿过来,然后就贴上区块链的标签。”一位区块链的资深从业者李格华称,身边的人都冷静了很多。

撕下区块链的外衣之后,大家都在关注背后的商业模式是否可以落地、背后的币是否有价值。

我们再来看看,前面提到的这两个深得区块链精髓的模式,如今走得如何?

去年上市之后的趣头条,股票表现实在不尽如人意。

7美金的发行价,如今已跌到3.7美金,直接腰斩。

20190805135333oM8o.jpeg


为何趣头条的模式,到了后期不灵了?

这是因为,早期很多用户都是冲着金币“薅羊毛”而来。

大量羊毛用户的存在,就意味着平台的广告转化率不高。

广告主们看不到效果,就会减少广告的投入,从而导致金币不断贬值。

如今趣头条金币的兑换比,已从1500个兑换1块钱,变成了10000个兑换1块钱,半年时间,贬值了6.6倍。

金币的贬值,也会导致羊毛党的积极性降低,从而走向一个恶性循环。

我们再来看看橙光。

目前,橙光的设计是鲜花只能用户消费或投资,不能变现。

因此,许多橙光用户都把投资系统视作支持作者甚至“小赌怡情”的工具,而非专业投资。

而橙光平台的活跃作者、用户,呈现出明显的低龄化、女性化趋势,许多用户投资能力十分有限。

“十赌九输。”有橙光玩家这样评价其投资系统。

如此来看,橙光的尝试,更像是一套游戏玩法,用户很难以此牟利。

总而言之,所谓“币”的价格,都是与其价值直接挂钩。

“在区块链领域,对于一个尚未落地,且前景并不可观的币进行炒作,指望它们暴涨10倍、100倍是多么可笑。”李格华称。

再来看看FCoin,交易即挖矿在早期为FCoin带来了海量的用户与交易量。

最高时,FCoin的平台币FT获得了128倍的暴涨,但如今,币价一落千丈。

在一轮狂欢过后,任何项目面临落地的现实之时,必然被打回原形,币价归于真实价值。

李格华认为,任何项目,都应该撕下区块链的外衣,去看内核和实际的商业模式。实际上,所谓的区块链思维,不过是将直销精髓运用到极致,将更多的利益分给用户,是一种“让利思维”。

而这个模式唯一能走通的方式,就是这个生态越做越大,用户分的利益越来越多。

能做到,就是正循环,不能做到,就是恶性循环。

就这么简单,毫不神秘。

区块链神话已破。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文:棘轮
来源:一本区块链

路透社: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开启区块链转型,由中国团队推动

资讯chaindd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1 11:01 • 来自相关话题

(截图于路透社官网)

路透社在文中介绍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平台 BOINC,如今面临着一项重大的发展转折。一家位于美国加州,名为 CSCNT Inc.的初创公司,正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全球商业化发展策略对 BOINC 平台进行全面的升级。这家公司的核心团队部分来自于中国。



北京时间7月31日,路透社刊文《中国科技团队发起算力革命》,报道了“BOINC 算力地球计划”(BOINC Planet Initiative)的启动。

路透社在文中介绍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平台 BOINC,如今面临着一项重大的发展转折。一家位于美国加州,名为 CSCNT Inc.(California Super Computing Network Technology Inc)的初创公司,正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全球商业化发展策略对 BOINC 平台进行全面的升级。这家公司的核心团队部分来自于中国。

资料显示,BOINC是全球最大的开源网格计算供应平台,为全球诸多尖端科研项目提供算力支撑。BOINC 的开发最初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太空科学实验室(Space Sciences Laboratory)团队承接。该团队由网格计算著名科学家 David Anderson 领导,他同时也是著名科研项目“在家搜索地外文明” SETI@home 的领导者。作为一个高性能分布式计算平台,BOINC 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超过400万名志愿者、60万台活跃主机,提供近30 PFLOPS 的算力,相当于当前全球排名第五的超级计算机。

但是在过去十年里,BOINC 的志愿者数量与算力贡献量的增长速度并未跟上全球数据总量的高速增长。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CSCNT Inc.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签订协议,决定启动“BOINC 算力地球计划”,以解决 BOINC 社交网络参与度不足、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BOINC 算力地球计划”还将引入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David Anderson 将作为首席技术顾问主导该项目的部分研发工作。

“算力必将成为未来数据与智能世界的基础能源”,CSCNT Inc. 的 CEO Jason Lee 对此坚信不疑。站在世界级的分布式计算网络平台的肩膀上,CSCNT 团队怀揣对技术的信仰,联合 BOINC 社区成员、技术专家、合作伙伴与投资者,渴望结合区块链技术,让算力成为人类文明下一阶段发展的基础动力。


以下是路透社报道全文,经链得得编译:


CSCNT Inc.(California Super Computing Network Technology Inc),一家位于加州的初创公司,由区块链风险投资机构安币资本投资成立。

日前,CSCNT Inc. 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签订协议,决定合作研发以闲置算力资源为基础的云计算服务软件系统,计划将 BOINC 系统进行升级,引入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也称“BOINC 算力地球计划”。

BOINC 平台的创始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网格计算研究领域的著名科学家 David Anderson 教授,将主导项目的部分研发工作。

BOINC 是全球最大的分布式计算网络平台,长期为全球诸多科研项目提供算力支持。BOINC 最初是为支持著名科研项目 SETI@home 而构建的分布式计算平台,通过聚合全球个人电脑闲置算力,来分析射电望远镜中的海量数据,以搜寻地外文明信号。

BOINC 的开发最初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太空科学实验室(Space Sciences Laboratory)的团队承接,由 David Anderson 教授领导。

作为一个高性能分布式计算平台,BOINC 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超过400万名的志愿者、均值 60 万台的活跃主机,提供了平均 30 PFLOPS 的实时算力,相当于世界排名第五的超级计算机。

然而,在过去十年里,BOINC 的志愿者数量与算力贡献量的增长速度并未跟上全球数据总量的高速增长。作为BOINC 全球社区的一员,CSCNT 团队关注到了这一现状。在与 BOINC 的核心领导团队沟通并分析其原因后,CSCNT Inc. 决定启动“BOINC 算力地球计划”,以解决 BOINC 社交网络参与度不足与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

7月9日至12日,CNCST 团队受邀参加了在芝加哥举办的 BOINC 2019 研讨会,与到场的社区领导者、志愿开发者、各项目方代表进行了交流。在会上,CNCST 团队分享了他们关于社区扩张与软件升级的想法与策略。

CNCST Inc. 的CEO Jason Lee 在演讲中指出,他们将从客户端改造、营销策略搭建、区域扩张和商业化转型等方面来优化 BOINC 平台并吸引更多的算力贡献者。

    优化客户端用户体验。CSCNT 团队有着丰富的“以用户为核心”的产品开发经验,在此类产品的开发上非常专业。

    采用多元化的市场营销策略实现算力贡献者数量增长,提升 BOINC 平台的影响力。通过社交媒体以及举办线上活动、线下见面会,引导、吸纳更多的支持者。

    拓展 BOINC 社区在亚洲的影响力。CSCNT 团队将与顶级媒体链得得合作以搭建 BOINC 亚洲社区,引导更多新用户为 BOINC 贡献闲置算力。

    通过引入通证经济,奖励现有的算力贡献者,吸引更多愿意为赚取代币而贡献闲置算力的用户。原生代币 COP 基于价值计算证明(Proof of Valuable Computing)共识机制分发给算力贡献者作为经济激励。通过价值计算证明共识机制,算力将被用于支持科学研究,而在比特币的共识机制下,算力只能用于挖矿。CSCNT 团队相信,这一利益驱动的代币机制能够为原本以科学爱好者与志愿者为主的 BOINC 平台带来更坚实的用户基础。

    升级现有的BOINC 分布式计算平台,为更多复杂的计算任务提供算力。


CSCNT 的团队成员是一群BOINC的忠实粉丝,他们从小就是科学爱好者。BOINC 算力地球虽然未来会逐步走向商业化,但CSCNT团队承诺,在平台算力达到100 PFLOPS(相当于当前 BOINC 平台算力的3倍 )之前,他们不会考虑赚取任何利润。

CSCNT团队坚信,“为善者诸事顺”。怀揣着对科学的渴望与对技术的信仰,他们相信,在社区成员、技术专家、合作伙伴与投资者的支持之下, “BOINC 算力地球计划”必将成功。而结合了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的算力,将成为推动人类文明进程的革命力量。


作者:成裘​ 查看全部
20190731210735807.jpg

(截图于路透社官网)


路透社在文中介绍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平台 BOINC,如今面临着一项重大的发展转折。一家位于美国加州,名为 CSCNT Inc.的初创公司,正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全球商业化发展策略对 BOINC 平台进行全面的升级。这家公司的核心团队部分来自于中国。




北京时间7月31日,路透社刊文《中国科技团队发起算力革命》,报道了“BOINC 算力地球计划”(BOINC Planet Initiative)的启动。

路透社在文中介绍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平台 BOINC,如今面临着一项重大的发展转折。一家位于美国加州,名为 CSCNT Inc.(California Super Computing Network Technology Inc)的初创公司,正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全球商业化发展策略对 BOINC 平台进行全面的升级。这家公司的核心团队部分来自于中国。

资料显示,BOINC是全球最大的开源网格计算供应平台,为全球诸多尖端科研项目提供算力支撑。BOINC 的开发最初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太空科学实验室(Space Sciences Laboratory)团队承接。该团队由网格计算著名科学家 David Anderson 领导,他同时也是著名科研项目“在家搜索地外文明” SETI@home 的领导者。作为一个高性能分布式计算平台,BOINC 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超过400万名志愿者、60万台活跃主机,提供近30 PFLOPS 的算力,相当于当前全球排名第五的超级计算机。

但是在过去十年里,BOINC 的志愿者数量与算力贡献量的增长速度并未跟上全球数据总量的高速增长。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CSCNT Inc.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签订协议,决定启动“BOINC 算力地球计划”,以解决 BOINC 社交网络参与度不足、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BOINC 算力地球计划”还将引入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David Anderson 将作为首席技术顾问主导该项目的部分研发工作。

“算力必将成为未来数据与智能世界的基础能源”,CSCNT Inc. 的 CEO Jason Lee 对此坚信不疑。站在世界级的分布式计算网络平台的肩膀上,CSCNT 团队怀揣对技术的信仰,联合 BOINC 社区成员、技术专家、合作伙伴与投资者,渴望结合区块链技术,让算力成为人类文明下一阶段发展的基础动力。


以下是路透社报道全文,经链得得编译:


CSCNT Inc.(California Super Computing Network Technology Inc),一家位于加州的初创公司,由区块链风险投资机构安币资本投资成立。

日前,CSCNT Inc. 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签订协议,决定合作研发以闲置算力资源为基础的云计算服务软件系统,计划将 BOINC 系统进行升级,引入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也称“BOINC 算力地球计划”。

BOINC 平台的创始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网格计算研究领域的著名科学家 David Anderson 教授,将主导项目的部分研发工作。

BOINC 是全球最大的分布式计算网络平台,长期为全球诸多科研项目提供算力支持。BOINC 最初是为支持著名科研项目 SETI@home 而构建的分布式计算平台,通过聚合全球个人电脑闲置算力,来分析射电望远镜中的海量数据,以搜寻地外文明信号。

BOINC 的开发最初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太空科学实验室(Space Sciences Laboratory)的团队承接,由 David Anderson 教授领导。

作为一个高性能分布式计算平台,BOINC 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超过400万名的志愿者、均值 60 万台的活跃主机,提供了平均 30 PFLOPS 的实时算力,相当于世界排名第五的超级计算机。

然而,在过去十年里,BOINC 的志愿者数量与算力贡献量的增长速度并未跟上全球数据总量的高速增长。作为BOINC 全球社区的一员,CSCNT 团队关注到了这一现状。在与 BOINC 的核心领导团队沟通并分析其原因后,CSCNT Inc. 决定启动“BOINC 算力地球计划”,以解决 BOINC 社交网络参与度不足与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

7月9日至12日,CNCST 团队受邀参加了在芝加哥举办的 BOINC 2019 研讨会,与到场的社区领导者、志愿开发者、各项目方代表进行了交流。在会上,CNCST 团队分享了他们关于社区扩张与软件升级的想法与策略。

CNCST Inc. 的CEO Jason Lee 在演讲中指出,他们将从客户端改造、营销策略搭建、区域扩张和商业化转型等方面来优化 BOINC 平台并吸引更多的算力贡献者。


    优化客户端用户体验。CSCNT 团队有着丰富的“以用户为核心”的产品开发经验,在此类产品的开发上非常专业。

    采用多元化的市场营销策略实现算力贡献者数量增长,提升 BOINC 平台的影响力。通过社交媒体以及举办线上活动、线下见面会,引导、吸纳更多的支持者。

    拓展 BOINC 社区在亚洲的影响力。CSCNT 团队将与顶级媒体链得得合作以搭建 BOINC 亚洲社区,引导更多新用户为 BOINC 贡献闲置算力。

    通过引入通证经济,奖励现有的算力贡献者,吸引更多愿意为赚取代币而贡献闲置算力的用户。原生代币 COP 基于价值计算证明(Proof of Valuable Computing)共识机制分发给算力贡献者作为经济激励。通过价值计算证明共识机制,算力将被用于支持科学研究,而在比特币的共识机制下,算力只能用于挖矿。CSCNT 团队相信,这一利益驱动的代币机制能够为原本以科学爱好者与志愿者为主的 BOINC 平台带来更坚实的用户基础。

    升级现有的BOINC 分布式计算平台,为更多复杂的计算任务提供算力。



CSCNT 的团队成员是一群BOINC的忠实粉丝,他们从小就是科学爱好者。BOINC 算力地球虽然未来会逐步走向商业化,但CSCNT团队承诺,在平台算力达到100 PFLOPS(相当于当前 BOINC 平台算力的3倍 )之前,他们不会考虑赚取任何利润。

CSCNT团队坚信,“为善者诸事顺”。怀揣着对科学的渴望与对技术的信仰,他们相信,在社区成员、技术专家、合作伙伴与投资者的支持之下, “BOINC 算力地球计划”必将成功。而结合了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的算力,将成为推动人类文明进程的革命力量。


作者:成裘​

重磅!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或将运行比特币和以太坊节点

资讯leeks 发表了文章 • 2019-07-31 10:45 • 来自相关话题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计划通过承包商运行比特币和以太坊节点,并“尽可能多覆盖以下区块链:比特币现金、Stellar、Zcash、EOS、NEO和XRP Ledger。”

据trustnodes报道,SEC没有提供具体的理由说明为什么他们需要运行自己的节点,只是声明为了“支持监控风险以及提高合规性”。其还特别表示“应从托管节点获取所有区块链数据,而不是通过辅助来源获取此数据(如区块链浏览器)。”

因此,SEC可能正在寻找一家分析公司,并将区块链监控和合规调查外包出去。他们需要的数据还包括“哈希算法、哈希能力、挖掘难度和奖励、交易数量和大小、加密货币供应量和区块链容量”等信息。

这类数据通常可以通过很多免费的区块链浏览器获得,但可能他们想要分析的不仅仅是数据,因为他们要求承包商“证明数据处理和规范化的严格程度符合财务报表审计测试的要求”。SEC要求一次性提供创世块以后的所有数据,然后通过他们提供的API每天更新。这意味着SEC可能正在寻求实施区块链监控系统。

比特币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和权力下放的开放网络,任何人都可以运行比特币节点并访问所有数据,但SEC对比特币没有管辖权。不过链上活动可能会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例如,以太坊在四年前推出时就在比特币区块链上筹集资金。

SEC此前表示,以太坊不是一种证券,但它尚未澄清XRP是否是一种证券,或者在以太坊上运行的许多其他代币中是否是证券。

不管怎样,此举意味着美国的监管机构正在加密领域做出努力,尽管目前还不清楚SEC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作者 Liang CHE

本文来自比推bitpush.news 查看全部
cyber-sec-1175x500.jpg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计划通过承包商运行比特币和以太坊节点,并“尽可能多覆盖以下区块链:比特币现金、Stellar、Zcash、EOS、NEO和XRP Ledger。”

据trustnodes报道,SEC没有提供具体的理由说明为什么他们需要运行自己的节点,只是声明为了“支持监控风险以及提高合规性”。其还特别表示“应从托管节点获取所有区块链数据,而不是通过辅助来源获取此数据(如区块链浏览器)。”

因此,SEC可能正在寻找一家分析公司,并将区块链监控和合规调查外包出去。他们需要的数据还包括“哈希算法、哈希能力、挖掘难度和奖励、交易数量和大小、加密货币供应量和区块链容量”等信息。

这类数据通常可以通过很多免费的区块链浏览器获得,但可能他们想要分析的不仅仅是数据,因为他们要求承包商“证明数据处理和规范化的严格程度符合财务报表审计测试的要求”。SEC要求一次性提供创世块以后的所有数据,然后通过他们提供的API每天更新。这意味着SEC可能正在寻求实施区块链监控系统。

比特币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和权力下放的开放网络,任何人都可以运行比特币节点并访问所有数据,但SEC对比特币没有管辖权。不过链上活动可能会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例如,以太坊在四年前推出时就在比特币区块链上筹集资金。

SEC此前表示,以太坊不是一种证券,但它尚未澄清XRP是否是一种证券,或者在以太坊上运行的许多其他代币中是否是证券。

不管怎样,此举意味着美国的监管机构正在加密领域做出努力,尽管目前还不清楚SEC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作者 Liang CHE

本文来自比推bitpush.news

万字报告:直击 Libra 听证会, 解析美参众两院立场与监管思路

攻略leeks 发表了文章 • 2019-07-19 12:58 • 来自相关话题

美国参、众两院针对 Libra 举行的听证会,引发了各国监管机构、企业、学者和区块链从业者等各行业的广泛关注。虽然监管层态度较为强硬,但 Libra 表示会积极配合,整体来说对 Libra 项目的推进不会产生致命性的阻碍,双方的沟通渠道依旧畅通。

同时,从听证会上双方的问答可以明显看出监管层对于 Libra 和区块链技术的理解还是不足的,双方还存在较大的信息差,如何弥合监管层和企业之间的信息差可能会成为 Libra 下一步的重要工作。

此次听证会的召开也加快了美国从国家层面对数字资产和区块链行业的研究,以及对其监管立法的推进,同时也引发了其他国家对 Libra 模式和数字货币未来发展方向的密切关注和深入思考,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整个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行业的发展。


前言


2019 年 6 月 18 日,在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之后,引来了全世界的关注。一方面这让主流社会对加密数字货币有了更深入和更广泛的了解,但是另一方面也引起了各国监管层对 Libra 在数据隐私和金融风险等方面的担忧。

Facebook 作为一家美国公司,首先迎来了美国监管机构们的质疑。美国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The U.S. Senate Committee on Banking, Housing, and Urban Affairs)在 7 月 16 日主要就 Libra 数据隐私问题举行了听证会。紧接着,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The U.S. 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也在 7 月 17 日针对 Libra 的运营方式和和其对美国投资者、消费者以及美国金融系统的影响等问题举办了听证会。

两场听证会上,议员们就 Libra 的监管归属如何界定、用户数据隐私如何保护、商业模式细节和是否存在垄断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询问,并表达了对 Libra 项目在监管、安全和垄断等方面的担忧,且对 Facebook 的信用都持怀疑态度,当然也有部分议员表达了对 Libra 商业模式创新上的赞赏和肯定,认为 Libra 有着划时代的意义,监管机构不能由于自身的制度缺位和不清晰而扼杀创新。

这两场听证会不管是对 Libra,对监管者,还是对区块链行业从业者都意义重大,是推动监管机构认知数字货币、认知区块链行业的里程碑事件,推动了区块链行业朝着合规方向加速发展。火币研究院详细剖析了参众两院在面对 Libra 项目上各自的立场异同,以及由此释放出来的监管思路。本文主要就参众两院关心的核心话题进行了梳理和深入解读,包括如何满足多国监管、寡头机构如何做到数据隐私、Libra 数字货币的性质、Libra 的安全性、Libra 在金融层面的稳定性以及 Facebook 发起 Libra 项目的动机等话题。

此外,在深入解读开始前将先为大家介绍听证会相关的背景知识、当前美国的政治环境以及听证人马库斯的背景,以帮助大家理解后文做好铺垫。


1. 美国国会听证会背景分析


1.1 听证会背景

本次 Libra 的听证会先后由参议院和众议院发起,参、众两院是美国国会最高立法机构,拥有立法权和监督权。美国听证会制度是一种致力于通过协商、辩论和妥协,让社会公共利益和公民权利得到有效保护的机制。美国就某一重大的社会争议问题,在判定其是否合法或违法之前,通常都会先举行听证会听取和审议正反双方或者事件主角的辩解。因此,听证会仅仅只是听证委员会听取听证人的辩解,并根据听证人的说辞进行质疑和提问,不代表参与听证会的人、公司或涉及议题就已触犯相关法律。

本次听证会主要针对 Libra 项目性质的定义、监管以及如何应对 Libra 带来的系统性风险及隐私安全问题进行讨论。若经会议讨论后认定 Libra 未来会在以上方面带来较大风险、且难以进行控制,则会采用法律手段对其进行强力监管或直接叫停,但这也要分两种情况:第一,若对 Libra 的监管判定适用于现有法律,国会将要求 Libra 在现有法律框架内运行,包括用户数据隐私、KYC、AML 等都需满足现有监管框架;第二,若现有法律无法支持对 Libra 进行全面监管,则国会将要起草新的相关法律以进行有针对性的监管。


1.2 立法流程

如果美国国会想制定一个适用于 Libra 的新法案,需要一个复杂的程序,将会花费较长时间,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步骤。第一步,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提出一份有针对性的立法草案,需先获得委员会内部多数成员的同意,如果多数人不同意,这项立法的寿命就在这里结束;如果多数人同意了,那这项得到委员会多数赞成通过的立法将被送到众议院全院,在众议院院会中让全体议员对立法进行审议,辩论和投票。第二步,众议院全院就这项立法通过适当议事程序在众议院全院表决,将送到参议院审议。如果参议院对众议院的立法有修改,这整个修改后的立法必须再送回众议院审议。但是,众议院和参议院有时会在同样一个议题上有不同看法,这样就需要参众两院进行反复的磋商协调直至参众两院达成一致。第三步,假如这项立法草案经过参众两院的一致同意并在两院都得到通过,那这项草案将送交给总统,请总统签署,最终成为法律。


1.3 听证会前美国政界动态

听证会在即,美国各界纷纷表达了其对 Libra 的看法,对于这种跨国性金融模式、去中心化组织机制以及可能影响的广泛的潜在用户群体,大家不免担忧。包括美国总统在内的诸多机构、政要和意见人士纷纷对 Libra 在数据安全性、金融稳定性和监管措施等方面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和想法,也为参、众两院听证会的召开铺垫了基调,增加了群众的讨论热情。

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甚至在 Libra 白皮书公布当天就公开要求 Libra 暂停项目研发。美国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也就其关心的问题给 Facebook 写信质询,Libra 项目负责人马库斯于 7 月 8 日已回信答复,表达了 Libra 希望接受适当的反洗钱监督和检查,并接受适当的政府监管的态度。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曾多次表达对 Libra 的看法,声称「Libra 引发了一系列严重的担忧,涉及到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和金融稳定等。这些都是应该彻底公开解决的问题。若 Facebook 不能回答 Libra 可能引发的一些问题,并获得普遍的满意,这个项目就不能继续。所有这些问题都需要非常彻底和仔细地加以解决,而且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同时美联储也在和 Libra 项目组进行积极的沟通,在几个月前就会见了 Libra 项目相关代表并成立了专项工作组,且也正在与其他监管机构和世界各地其他中央银行进行「协调」,可见美联储对该项目的谨慎和重视。

7 月 11 日,特朗普曾在 Twitter 上表示其对加密货币的担忧,并且声称如果 Libra 的项目要推进将需满足美国银行业的监管。

7 月 12 日,一份由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成员提出的讨论草案《让科技巨头远离金融法案》(Keep Big Tech out of Finance Act)提前曝光,该草案意欲阻止大型科技公司成为金融机构,「不允许其设立、持有或运营可广泛使用、交换或储存的数字资产」。根据该草案,所有年利润超过 250 亿美元的科技公司都将在监管范围之内。很显然,该草案是针对 Libra 项目提出的,且赶在听证会召开之前曝光,对 Libra 项目的推进造成了一定的阻力。


1.4 听证人大卫·马库斯简介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是一位出生于法国的美国企业家,现任 Facebook 加密货币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马库斯曾任支付巨头 Paypal 的总裁,任职期间带领 Paypal 通过推出新产品 Paypal Here 和并购 Braintree 公司,让 Paypal 成为移动支付领域增长最快的公司。随后,在 2014 年离开 Paypal 加入 Facebook,以公司即时通讯副总裁的身份负责 Facebook Messenger 部门业务,并在他的带领下 Facebook Messenger 一年后月活突破 7 亿,安卓下载量超过 10 亿,成为 Facebook 增长最快的业务之一,这让 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赞不绝口。此外,2015 年马库斯推出了 Facebook Messanger 的点对点支付平台,让 Messanger 有了支付功能。

除了在 Facebook 任职之外,大卫·马库斯因其出色的能力,也在其他公司以兼职身份任职了重要职位。2017 年 12 月,大卫·马库斯因其在 Paypal 和 Facebook 期间积累的丰富的数字支付经验,以及作为加密货币早期的投资者和促进者,被任命为全球知名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Coinbase 的董事会成员。大卫·马库斯从 2013 年就开始购买比特币,并因为非常喜欢比特币,以至于曾考虑过从 Paypal 辞职,自己开一家比特币交易所。Coinbase 任命大卫·马库斯为董事会成员,正是因为看中了其在加密货币的多年积累,以及开发过有效的移动支付产品的一手知识和经验。

但是,大卫·马库斯在 2018 年 8 月从 Coinbase 辞职,给出的理由是因为他正在 Facebook 建立新的区块链团队,如果继续待在 Coinbase 董事会,可能会让 Facebook 和 Coinbase 产生利益冲突。随后,2019 年 5 月起,大卫·马库斯就开始担任 Facebook 新设立的区块链部门负责人,并在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之后,开始负责 Libra 项目并出任 Facebook 区块链子公司 Colibra 的首席执行官。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之所以让大卫·马库斯担任 Libra 的负责人,一方面是因为马库斯在 Paypal 和 Facebook Messanger 上已取得过举世瞩目的成绩,其业务能力让人放心;另一方面是因为马库斯在加密货币和支付领域拥有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经验,使得其成为扎克伯格的不二之选。


2. 参众两院听证会重点内容解读


听证会前美国政要高层释放的强硬信号为听证会的召开营造了更紧张的氛围,参众两院的代表们也毫不客气地开启了唇枪舌剑的诘问,当然也有议员站出来赞扬了 Libra 项目的创新性和划时代的意义,议员们态度是有所分化的。此次 Libra 听证会,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关注重点在于「如何监管以及如何保护数据隐私的问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关注重点则在于「Libra 的性质、商业模式,以及其是否有较好的金融稳定性和安全性」。本章将对这两次的重要内容进行解读和分析,并且对参众两院两次听证会内容进行对比分析。


2.1 参议院听证会重点内容解读

2.1.1 监管新挑战

Facebook 作为一家美国企业,而其发起的 Libra 项目基金会主体却注册在瑞士,这难免引发监管机构的质疑,恐其有逃避监管之嫌,且在 Libra 开展全球化的业务时如何满足不同国家的监管要求,也是听证会上议员们甚为关心的问题。

对此,马库斯表达了积极接受监管的姿态,表示 Libra 会致力于支持监管者、中央银行和立法者的努力,以确保 Libra 有助于打击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活动。并且表示 Libra 将会在达到美国的监管要求后才会正式启动。由于 Libra 协会的注册地在瑞士,关于用户数据隐私的问题,Libra 将会接受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但随后 FDPIC 的发言人 Hugo Wyler 在接受美国媒体 CNBC 采访时却表示:「直到今天,我们尚未与 Libra 的发起人交流过。我们希望 Facebook 或 Libra 的其他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为我们提供具体真实的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督能力的程度」。而对于如何满足不同国家的监管要求,以及在非法跨境资产交易的情况下 Libra 将遵守哪个国家法律来保护用户的问题上,马库斯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事实上,马库斯在目前的状态下也的确很难给出答案。一方面,对于 Libra 这种新兴的去中心化跨国金融组织,监管层是缺乏监管经验的,也没有案例可寻;另一方面,Libra 只是提供基础网络运营,基于 Libra 开发的应用其业务模式会各不相同,这些应用的开发方需要独立去迎合各国的监管需求,Libra 无法为每一个应用去谋求合规。

不论 Libra 项目成功与否,Libra 事件迫使各国监管层开始思考全球数字货币的合规和监管问题,提高主流社会对区块链技术可能带来的新商业模式变革的认知,推动合规和立法进程。并且可能催生新的全球性数字货币专业监管机构诞生,在数字货币领域里建立起新的国际金融秩序。

在随后的众议院听证会上马库斯表示,未来不排除吸纳政府机构成为 Libra 协会成员的可能性,这也为监管机构提供了新的监管方案和更多讨论的可能性。若未来多国政府机构入驻 Libra 协会,则 Libra 将变成美国等强主权货币国家在未来占据数字货币时代先机的有利工具。


2.1.2 寡头垄断之下的数据隐私

关于数据隐私的讨论是本次参议院听证会发起的主题,但听证会现场却将对该问题的讨论从技术 / 商业解决方案的路径上拉到了对 Facebook 企业本身信用问题的质疑上,言语之间表达了对 Facebook 这家有泄露用户数据隐私前科的互联网巨头强烈的不信任感。虽然 Facebook 解释到其只是作为 Libra 协会的一个成员单位,在未来不会拥有独立的决策权和管理权,但 Facebook 作为 Libra 项目的发起人,以及坐拥约 2 亿用户的互联网社交巨头,不免让监管者担心 Facebook 借此会成为一个社交+金融领域的超级寡头, 不仅垄断了用户社交数据还垄断了金融支付等更核心的商业数据。

监管者的担忧不无道理,Facebook 在 Libra 协会虽然只是成员单位,没有实权,但 Libra 网络的钱包 Calibra 是 Facebook 旗下的子公司,也就意味着 Facebook 基于 Libra 开发的应用 Calibra 很可能成为该网络一个巨大的流量和资金入口。当然,其它机构和公司也完全可以开发一个 Calibra 的同类竞品,只是很难竞争的过而已,毕竟 WhatsApp 和 Messenger 的用户体量是一般公司难以超越的。Facebook 在 Libra 项目上的优势确实是难以掩饰的一个事实。

回归到数据隐私的问题上来,马库斯表示 Calibra 的所有用户都将先获得其所在国家的授权 ID 后才允许注册使用,并且 Calibra 不会将其用户数据直接共享给其母公司 Facebook 以提升其业务,但可以将聚合后的数据提供给 Facebook。此外,Facebook 的数据在用户的同意和授权下也是可以给到 Calibra 的,用以提升用户体验等。总之,由于 Calibra 和 Facebook 这种强关联性,其两者之间的数据不是直接相互流通,也会间接地流通,至于这其中的分寸问题还需要依靠 Facebook 来拿捏。


2.2 众议院听证会重点内容解读

2.2.1 Libra 的性质

关于 Libra 的性质,马库斯确切地否定了参议员提出的 Libra 是证券和 ETF 的说法,认为 Libra 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像 ETF,但是购买 Libra 并不会盈利,它更像是一种商品,而 Facebook 只是将其看做支付工具。很显然,马库斯在有意弱化 Libra 的货币属性,减弱监管层的担忧。但从 Libra 的白皮书中我们看到,其愿景远不止做支付工具和通道,而是要做普惠金融。支付只是其要实现的第一个小目标,未来在其有了足够多的用户基础和货币体量之后,基于 Libra 做一下衍生的金融产品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更进一步,当 Libra 拥有的金融属性之后,Libra 也不可能仅仅是一种商品这么简单,而是具备了货币的某些基本职能,Libra 协会或者网络也将转变为商业银行的角色,能够产生货币乘数的效应。

尽管马库斯多次表示,Libra 不会影响主权国家货币发行权,也不会和央行竞争,甚至还会和美联储合作。但按照其现有的方案来说,当其达到一定规模以后,不影响很难。


2.2.2 Libra 安全吗?

听证会上有议员直言若 Libra 被恐怖组织利用或者攻击,那对美国的危害可能堪比 911 事件,并且认为 Libra 是天生适合洗钱的。且先不论议员的言辞是否过于激烈以至于带有较多的主观色彩,我们可以借此讨论一下 Libra 的安全性,是否真如该议员所述。

Libra 的资产是在区块链上的,由钱包进行管理,虽然 Calibra 承诺会做用户的 KYC,因此通过 Calibra 钱包进行的所有交易都是可监管的,如果有用户傻到用这种途径去洗钱,怕是只会更快地被监管部门控制住,从这个层面上来说,Calibra 是可以帮助监管提高效率的。但我们要知道,Libra 是一个开放式的公链网络,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到网络中,并且开发钱包应用,所以 Calibra 拥抱了监管,不代表其它钱包应用也会同样拥抱监管。因此,Libra 确实存在能够洗钱的可能性。当然,普通用户在选择钱包时也会有所考量,那些不符合监管要求的钱包势必难以获得大批用户,并且可能会被节点抵制,这样也从侧面抑制了用 Libra 网络进行洗钱大规模泛滥。

就像马库斯所说的,即使在现有的中心化的货币体系里,也是很难杜绝洗钱的行为,Libra 同样也难以杜绝,但是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它反而能帮助监管者更有效的管理。


2.2.3 Libra 稳定吗?

对 Libra 价值的稳定性讨论主要集中在对其资产储备池是否稳定的讨论上,马库斯直言 Libra 不是绝对稳定的,而是有一定波动性的,这种波动性主要来自于其资产储备池中法币资产的波动。为了降低这种波动性,马库斯进一步披露,Libra 的储备池会锚定美元、日元、英镑和欧元这类主流货币,并且美元将占据储备池一半的资产份额。其它货币的占比比例需要进一步和 G7 等组织进行讨论和磋商。

由此可以看出,Libra 的管理和发行已不仅仅某一个国家中心化决策的问题,而是多成员国之间协商后的成果。Libra 若未来可以成功,其必然离不开主流国家的支持,而且 Libra 很可能成为国家之间争夺数字货币制高点的博弈平台。

借此,马库斯也多次向国会议员们表示,如果美国不积极参与这场数字货币的新变革,那全世界会有其它的,甚至是对美国不友好的国家发起这种全球性的数字货币,并且占据先机。


2.2.4 Facebook 动机何在

在参议院的听证会上有议员询问 Facebook 在 Libra 的项目上投入了多少资金,马库斯并没有正面回答,第二天的众议院听证会又有议员继续追问 Facebook 投入的成本,以及 Facebook 将如何从 Libra 的项目上盈利。问题的本质无非是想知道 Facebook 发起 Libra 项目的根本动机。企业的最终目的无非是盈利,马库斯也向议员们披露,Facebook 旗下的 Calibra 钱包项目是有盈利模式的,主要包括两钟,一是 Calibra 提供的支付业务将惠及数十亿人,并且推动中小企业的发展,这间接地推动了 Facebook 广告业务的发展;二是 Calibra 钱包将拥有众多的线上和线下商家,Calibra 未来将在此基础上开展借贷、理财等金融服务,并和金融机构建立合作关系。

由此可见,Facebook 的动机很明显,借助 Libra 项目,Facebook 可以在其体系内完善金融闭环,促进整个 Facebook 生态的蓬勃发展。社交+金融的帝国将最终建立。


2.2.5 再议监管

众议院听证会上,议员们再次问及 Libra 声称要满足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但为什么至今却未曾和 FDPIC 接触过。马库斯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表示 Libra 之所以提前发布白皮书就是为了和监管机构有充足的沟通时间。并且众议院上多位议员让马库斯多次表态,Libra 在未满足监管要求前不会发布产品,马库斯就此也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关于监管,有议员提出一个由美联储和 SEC 监督的 100 万用户的小型试点计划,马库斯并未就此给出正面回答。

此外,议员们还问道在不同国家如何满足当地国家监管问题,比如说在有货币管制政策的国家 / 地区,Libra 将如何在这类开展业务。马库斯表示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一国一论,Libra 将在不同的国家按照不同的方式进行推广。潜台词是马库斯并没有确认在有货币管制的国家将不会在该国推行 Libra,也就意味着,未来 Libra 很有可能还是会面向中国用户进行某种形式的推广。并且,马库斯也明确表示,Libra 和微信和支付宝是直接的竞争关系,这也从侧面肯定了,即使中国政府禁止 Libra 进入中国,它也会为中国用户提供服务并且进行推广。


2.3 参众两院听证会对比

参众两院提起听证会的委员会职能各不相同,一个是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一个是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但大家对 Libra 的担忧却有不约而同的一致性,当然也都肯定了 Libra 的创新性和划时代的意义。两场听证会关注的相同点具体如下:

a. 参、众两次听证会关注的主要重点都是:监管归属、数据隐私、商业模式、垄断问题等四个问题。

b. 参、众两院都对 Facebook 缺乏信任,听证会上反复提起 Faceboook 泄露数据的黑历史。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超过了对区块链的不信任。

c. 从结果来看,参、众两院均表示听证会过后,现在对 Libra 暂时还是无法信任,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听证会。

d. 虽然对 Libra 表达了很多的担忧,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承认 Libra 的创新和意义。例如,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表示,撇开 Libra 天秤座可能存在的不确定性,Facebook 尝试打造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设施的是值得称赞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副主席表示,华盛顿必须避免成为扼杀创新的地方,不能因为暂时无法理解技术创新就选择禁止。事实上,无论今天是不是 Facebook,这种改变已经到来,区块链技术是真实存在的,Facebook 进入这个新世界只是对这一事实进行了确认。中本聪的比特币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我们不应该去阻止这种创新,政府也无法阻挡这种创新。

e. 参、众两院对 Libra 的听证会释放出了明显的监管信号 , 不仅用严苛地态度表明了 Libra 必须要接受监管,而且通过对 Libra 的高度重视也传达了美国监管机构对 Libra 的监管决心。


对于 Libra 的关注的焦点,参众两院是有所侧重的,在经历了参议院更宏观层面的提问后,马库斯在众议院又接受了更深层次、更细节和更犀利的追问。两场听证会的不同点主要包括以下 5 个方面:

a. 参议院听证会关注点更偏向于数据隐私问题,众议院听证会关注点更偏向于金融稳定和商业模式。

b. 众议院听证会上提出的问题,相比参议院听证会上提到的问题,要更加具体和细节,并且更进一步。比如,非常关心 Libra 的具体运营模式、盈利模式、Libra 定性问题、是否愿意接受先小范围试点运行再推进等等。

c. 众议院听证会上提到了 Libra 可能会涉及到的中国相关问题,比如,提到了 Libra 跟微信和支付宝的竞争,以及中国企业是否会成为 Libra 协会的成员。

d. 在众议院议员的追问下,马库斯也披露了更多的细节,比如 Libra 的一揽子货币中美元将占据一半,另一半的分配比例需要进一步和 G7 等组织进行讨论和磋商。

e. 众议院直言将进一步评估 Libra 对金融体系的影响,并将讨论之前被曝光的《让大型科技公司远离金融法案》(Keep Big Tech Out of Finance Act)的讨论草案。

 
这次参、众两院对 Libra 的听证会释放出了明显的监管信号:首先,Libra 必须接受监管,而且 Libra 若想运行下去,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和金融稳定等这些所有问题都需要认真地加以对待。其次,参、众两院对 Libra 监管问题的重视程度非常之高,因为 Libra 跨国性金融模式和去中心化组织运行方式,除了数据隐私和金融稳定问题之外,还将会一方面触及到国家的金融利益,另一方面也会瓜分传统金融的蛋糕。因此,我们能看到参、众两院,以及之前也表示过鲜明态度的美国总统、美联储主席等美国监管层对 Libra 的一致的监管决心。

除了对强监管的坚持和 Libra 安全性的担忧,听证会上也有一些议员肯定了 Libra 项目的意义,认为 Libra 的创新机制将开启一个全新的时代,并呼吁立法者和监管者加强和企业的沟通,不要因监管机制的缺位和不清晰就扼杀了创新。


2.4 听证会事件影响

2.4.1 对 Libra 项目影响

美国参、众两院同时对 Libra 举行公开听证会,表明了美国监管层对以 Libra 为代表的这类新商业模式的重视和担忧。一方面,通过此次听证会 Libra 介绍了更多的项目细节,使得更多的人了解到 Libra,从而有助于减少人们对 Libra 项目的信息不对称 ; 另一方面,听证会上释放出来的审慎态度和监管决心,让 Libra 的顺利推进也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因素。因此,听证会过后虽然短期内 Libra 的曝光度会加大,但是如何满足监管机构的要求,成为 Libra 是否能顺利推进的前提条件。


2.4.2 对数字货币发展影响

美国参、众两院此次对 Libra 的听证会,一方面,加快了美国从国家层面对数字资产和区块链行业的研究,以及对其监管立法的推进,而这促进了区块链行业向着合规的方向加速发展,为行业繁荣奠定基础;另一方面,引发了其他世界各国对 Libra 模式和数字货币未来发展方向的密切关注和深入思考,让数字货币不再只是一种小众的投资标的,而逐渐上升到国家层面紧迫的金融议题和世界级的关注热点。


3. 其它国家各界对 Libra 的态度分析


对于 Facebook Libra,除了美国的监管机构,全世界各国的政界、商界和学术界也纷纷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整体而言,政界非常谨慎、商界较为积极、学术界意见各异。政界上,中、俄、欧、日等主要经济体的政界(监管层)都保持谨慎态度,仅有瑞士等极少数国家态度积极,其中,谨慎态度主要来源于,Libra 的合规和监管问题以及因披露的信息过少而导致的缺乏信任;积极态度,则主要来源于 Libra 的创新模式和借助区块链以增强自己国际影响力的野心。商界上,就 Libra 公开发表观点的巨头企业中,大多数表示了期待和积极态度,只有少数表示不感兴趣,其中,期待和积极的态度主要来源于 Facebook 延伸了一个企业的「影响力」:企业发行超主权货币+世界性流通,给了其他巨头公司很大的想象空间;有些企业尤其是金融相关企业冷淡的态度则主要来源于,现在的金融系统能够满足现实需求,因此并不认为需要 Libra。学界上,各个学者态度各异,呈现出了「百花齐放」的景象,其中,争论的焦点主要在于,模式创新和数据隐私两个方面。


3.1 政界







背靠 27 亿用户的 Facebook,发布 Libra 白皮书发布之后,引起了世界各国政界(监管层)的担忧。跟美国的监管机构一样,其主要担忧聚焦在监管问题、金融稳定和信息不对称等三个问题。首先,监管问题分为两类,第一类是 Libra 必须要纳入到监管的问题。例如,中国人民银行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表示,「Libra 创造的是跨境自由流动的可兑换数字货币。这类稳定币的出现和发展,无论是从对货币政策的执行,还是宏观审慎管理的角度,都离不开央行的支持和监管,以及各国央行及国际组织的监管合作」。第二类是 Libra 监管标准制定问题,例如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和欧洲中央银行均呼吁监管机构应尽快制定标准,以应对即将到来的 Facebook 的加密货币 Libra。其次,金融稳定问题。金融稳定问题主要是担心 Libra 会威胁到本国的金融系统的稳定性,但是即便同样担心金融稳定性,不同国家之间态度也不一样。例如虽然俄罗斯杜马金融委员和韩国金融委员会都担心 Libra 会对本国的金融构成威胁,但前者明确表示 Libra 将不会在俄罗斯合法化,后者则没有明确表示会禁止 Libra 在韩国的使用。最后,信息不对称问题。信息不对称是指因为 Facebook Libra 项目仅在白皮书上披露的信息,不足以让监管机构信服,例如意大利中央银行和印度经济事务部均表达了 Libra 尚未充分解释清楚自身设计,无法让人信服的态度。

虽然大部分主要国家态度谨慎,但也并不是所有国家和所有监管机构对 Libra 持消极态度。首先,有些国家对 Facebook Libra 持有非常积极的态度。例如,瑞士国际金融秘书处表示「Libra 在瑞士受到欢迎,同时瑞士可以在一个雄心勃勃的醒目中发挥作用,这是一个积极现象」。其次,认为 Libra 值得研究。例如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现中国金融协会会长周小川认为「Libra 代表数字货币的趋势,中国应未雨绸缪」,日本中央银行行长黑田东彦也表示「密切关注 Libra 是否会被普遍应用于支付,也会评估对现有金融和支付体系的影响」。最后,即便是在同一个国家,不同监管机构有着截然相反的态度。例如,俄罗斯杜马金融委员会主席表示 Libra 在俄罗斯不会合法,但是俄罗斯财政部副部长则表示不会对 Libra 做任何特别规定,并称没有人会禁止 Libra。

这表明,在监管层面上虽然 Libra 因为监管问题、金融稳定和信息不对称,使得大部分国家对 Libra 担忧,但是因其创新模式和可能会造成的世界级影响力,使得不少国家在密切关注其进一步发展和所披露的信息。


3.2 商界







相比较政界(监管层)对 Libra 的担忧,商界很多巨头企业则对 Libra 表达了期待和积极态度。这种积极态度主要在金融模式创新和给了其他巨头公司很大的想象空间。首先,Libra 作为一种金融模式创新,可以为传统金融的发展借鉴经验。例如,高盛 CEO 就表示「全球支付体系正朝着稳定币的方向发展,未来必然会依赖于区块链,银行不得不做出改变,因为与支付先关的交易将不再那么有利可图。在我看来,Facebook 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将试图与银行建立伙伴关系,而不是成为银行本身」。其次,Libra 给了其他巨头很大的想象空间。例如,腾讯 CEO 马化腾表示「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之前对区块链态度偏消极的搜狗 CEO 王小川也表示「Facebook 可享受未来的钱包(发卡)业务,参与联盟的组织可获得未来的金融话语权与收益」。如果 Libra 模式成功,那么将意味着企业将拥有「超主权货币」的发行权,一方面这让其他巨头公司也可以效仿 Libra,锚定一篮子货币发行自己的稳定币;另一方面自己也可以选择加入 Libra 协会,成为其中一个节点分享「越变越大的蛋糕」。虽然铸币权由主权国家或经济体所垄断的情况没有变,但是「货币发行权」将不再由主权国家垄断,有足够实力的企业也可以分得一杯羹,这给了商界极大的想象空间。

当然,也有一些企业表示对 Libra 项目不感兴趣,因为现在的金融系统能够满足现实需求,因此并不认为需要 Libra。例如,摩根士丹利 CEO James Gorman 表示,「对加密货币 Libra 表示不感兴趣,虽然也有可能我的观点是被证明是完全错误的。但是我并未看到对另一种价值存储形式的需求,我也不明白为什么系统需要另一种价值存储形式。我们有货币,有贵金属,有储备货币,也有备用票据。显然,那也存在一定的需求,但事实上我们不在其中,根本不会困扰到我。」

商业是逐利和讲究效率的,因此在面对 Libra 这种具有提升效率且富有想象空间的金融创新,商界的态度较为积极。


3.3 学界







政界上担忧多于欣喜,商界上不少人叫好,而学界则呈现出态度各异、「百花齐放」的景象。其中,争论的焦点主要在于模式创新和数据隐私两个方面。首先,在模式创新上争论的点在于 Libra 是否有突破式创新。一些学者认为 Facebook Libra 没有突破式创新,例如数字经济学家刘志毅认为,对全球金融市场来说,Libra 的出现只是多了一个来自于互联网的新玩家,不过这个玩家背后却是一大堆传统的金融行业的机构,与其它玩家相比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差异,其效果相比过去的稳定币如 GUSD、摩根大通的 JPMcoin 暂时也看不到特别明显的差异。唯有国家主权作为信用背书的中央银行具备法币信用,任何一种稳定币的模型只不过是对这种信用的「借用」和「组合」,并不会真正挑战现有的全球金融秩序,因此无法撼动传统金融秩序;另外一些学者则认为 Libra 有创新。例如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黄震认为,Libra 不符合金融学的货币定义,不是由主权国家进行发行,可以说是加密货币或虚拟货币,但不是法定货币。和以往的数字货币相比,Libra 的特点是,有着极其广泛的应用商圈,是一个超级商圈币,并且它加入了支付机构、持卡机构、实物商家。其次,在数据隐私上争论的点在于 Libra 和 Facebook 是否可信。一些学者认为 Libra 和 Facebook 在保护用户数据隐私方面不可信。例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Joseph Engene Stiglit 表示,参与 Libra 交易的用户的信息很容易被 Facebook 盗取,就像他曾通过别的途径盗取用户信息一样,只有傻子才会相信 Faceboook 的 Libra。另外一些学者则认为,Facebook 还是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信任。例如康奈尔大学经济学教授 Eswar Presad 表示,Libra 的稳定性问题将与脸书的声誉有关,至少在其成立之初将是如此。尽管脸书在隐私上的做法令人担忧,但它「在用户中仍拥有相当程度的信任。另外,此前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持偏消极态度学者,对 Libra 的态度则较为积极。例如,经济学家郎咸平表示「Libra 值得关注,金融科技也会因此引发一轮新的热潮」。


4. 总结

美国参、众两院针对 Libra 举行的听证会,引发了各国监管机构、企业、学者和区块链从业者等各行业的广泛关注。

通过本次听证会,一方面我们看到监管层释放的强硬的监管信号,并且国会将就此问题进行更深入探讨,不排除为此制定新法案的可能性;《让大型科技公司远离金融法案》讨论草案的提出更进一步反应出监管者对于数字货币这种新金融模式的担忧。另一方面,马库斯也在听证会上诚恳地表示将拥抱监管,积极地配合相关部门完成 KYC、反洗钱、隐私保护等工作;同时给出了关于 Libra 更多的细节信息,比如盈利模式,比如储备池资产分配等。虽然监管层态度较为强硬,但 Libra 表示会积极配合,整体来说对 Libra 项目的推进不会产生致命性的阻碍,双方的沟通渠道依旧畅通。

同时,从听证会上双方的问答可以明显看出监管层对于 Libra 和区块链技术的理解还是不足的,双方还存在较大的信息差,如何弥合监管层和企业之间的信息差可能会成为 Libra 下一步的重要工作。

此次听证会的召开也加快了美国从国家层面对数字资产和区块链行业的研究,以及对其监管立法的推进,同时也引发了其他国家对 Libra 模式和数字货币未来发展方向的密切关注和深入思考,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整个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行业的发展。


作者:火币区块链研究院袁煜明、李慧 查看全部
us-libra.jpg

美国参、众两院针对 Libra 举行的听证会,引发了各国监管机构、企业、学者和区块链从业者等各行业的广泛关注。虽然监管层态度较为强硬,但 Libra 表示会积极配合,整体来说对 Libra 项目的推进不会产生致命性的阻碍,双方的沟通渠道依旧畅通。

同时,从听证会上双方的问答可以明显看出监管层对于 Libra 和区块链技术的理解还是不足的,双方还存在较大的信息差,如何弥合监管层和企业之间的信息差可能会成为 Libra 下一步的重要工作。

此次听证会的召开也加快了美国从国家层面对数字资产和区块链行业的研究,以及对其监管立法的推进,同时也引发了其他国家对 Libra 模式和数字货币未来发展方向的密切关注和深入思考,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整个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行业的发展。


前言


2019 年 6 月 18 日,在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之后,引来了全世界的关注。一方面这让主流社会对加密数字货币有了更深入和更广泛的了解,但是另一方面也引起了各国监管层对 Libra 在数据隐私和金融风险等方面的担忧。

Facebook 作为一家美国公司,首先迎来了美国监管机构们的质疑。美国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The U.S. Senate Committee on Banking, Housing, and Urban Affairs)在 7 月 16 日主要就 Libra 数据隐私问题举行了听证会。紧接着,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The U.S. 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也在 7 月 17 日针对 Libra 的运营方式和和其对美国投资者、消费者以及美国金融系统的影响等问题举办了听证会。

两场听证会上,议员们就 Libra 的监管归属如何界定、用户数据隐私如何保护、商业模式细节和是否存在垄断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询问,并表达了对 Libra 项目在监管、安全和垄断等方面的担忧,且对 Facebook 的信用都持怀疑态度,当然也有部分议员表达了对 Libra 商业模式创新上的赞赏和肯定,认为 Libra 有着划时代的意义,监管机构不能由于自身的制度缺位和不清晰而扼杀创新。

这两场听证会不管是对 Libra,对监管者,还是对区块链行业从业者都意义重大,是推动监管机构认知数字货币、认知区块链行业的里程碑事件,推动了区块链行业朝着合规方向加速发展。火币研究院详细剖析了参众两院在面对 Libra 项目上各自的立场异同,以及由此释放出来的监管思路。本文主要就参众两院关心的核心话题进行了梳理和深入解读,包括如何满足多国监管、寡头机构如何做到数据隐私、Libra 数字货币的性质、Libra 的安全性、Libra 在金融层面的稳定性以及 Facebook 发起 Libra 项目的动机等话题。

此外,在深入解读开始前将先为大家介绍听证会相关的背景知识、当前美国的政治环境以及听证人马库斯的背景,以帮助大家理解后文做好铺垫。


1. 美国国会听证会背景分析


1.1 听证会背景

本次 Libra 的听证会先后由参议院和众议院发起,参、众两院是美国国会最高立法机构,拥有立法权和监督权。美国听证会制度是一种致力于通过协商、辩论和妥协,让社会公共利益和公民权利得到有效保护的机制。美国就某一重大的社会争议问题,在判定其是否合法或违法之前,通常都会先举行听证会听取和审议正反双方或者事件主角的辩解。因此,听证会仅仅只是听证委员会听取听证人的辩解,并根据听证人的说辞进行质疑和提问,不代表参与听证会的人、公司或涉及议题就已触犯相关法律。

本次听证会主要针对 Libra 项目性质的定义、监管以及如何应对 Libra 带来的系统性风险及隐私安全问题进行讨论。若经会议讨论后认定 Libra 未来会在以上方面带来较大风险、且难以进行控制,则会采用法律手段对其进行强力监管或直接叫停,但这也要分两种情况:第一,若对 Libra 的监管判定适用于现有法律,国会将要求 Libra 在现有法律框架内运行,包括用户数据隐私、KYC、AML 等都需满足现有监管框架;第二,若现有法律无法支持对 Libra 进行全面监管,则国会将要起草新的相关法律以进行有针对性的监管。


1.2 立法流程

如果美国国会想制定一个适用于 Libra 的新法案,需要一个复杂的程序,将会花费较长时间,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步骤。第一步,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提出一份有针对性的立法草案,需先获得委员会内部多数成员的同意,如果多数人不同意,这项立法的寿命就在这里结束;如果多数人同意了,那这项得到委员会多数赞成通过的立法将被送到众议院全院,在众议院院会中让全体议员对立法进行审议,辩论和投票。第二步,众议院全院就这项立法通过适当议事程序在众议院全院表决,将送到参议院审议。如果参议院对众议院的立法有修改,这整个修改后的立法必须再送回众议院审议。但是,众议院和参议院有时会在同样一个议题上有不同看法,这样就需要参众两院进行反复的磋商协调直至参众两院达成一致。第三步,假如这项立法草案经过参众两院的一致同意并在两院都得到通过,那这项草案将送交给总统,请总统签署,最终成为法律。


1.3 听证会前美国政界动态

听证会在即,美国各界纷纷表达了其对 Libra 的看法,对于这种跨国性金融模式、去中心化组织机制以及可能影响的广泛的潜在用户群体,大家不免担忧。包括美国总统在内的诸多机构、政要和意见人士纷纷对 Libra 在数据安全性、金融稳定性和监管措施等方面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和想法,也为参、众两院听证会的召开铺垫了基调,增加了群众的讨论热情。

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甚至在 Libra 白皮书公布当天就公开要求 Libra 暂停项目研发。美国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也就其关心的问题给 Facebook 写信质询,Libra 项目负责人马库斯于 7 月 8 日已回信答复,表达了 Libra 希望接受适当的反洗钱监督和检查,并接受适当的政府监管的态度。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曾多次表达对 Libra 的看法,声称「Libra 引发了一系列严重的担忧,涉及到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和金融稳定等。这些都是应该彻底公开解决的问题。若 Facebook 不能回答 Libra 可能引发的一些问题,并获得普遍的满意,这个项目就不能继续。所有这些问题都需要非常彻底和仔细地加以解决,而且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同时美联储也在和 Libra 项目组进行积极的沟通,在几个月前就会见了 Libra 项目相关代表并成立了专项工作组,且也正在与其他监管机构和世界各地其他中央银行进行「协调」,可见美联储对该项目的谨慎和重视。

7 月 11 日,特朗普曾在 Twitter 上表示其对加密货币的担忧,并且声称如果 Libra 的项目要推进将需满足美国银行业的监管。

7 月 12 日,一份由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成员提出的讨论草案《让科技巨头远离金融法案》(Keep Big Tech out of Finance Act)提前曝光,该草案意欲阻止大型科技公司成为金融机构,「不允许其设立、持有或运营可广泛使用、交换或储存的数字资产」。根据该草案,所有年利润超过 250 亿美元的科技公司都将在监管范围之内。很显然,该草案是针对 Libra 项目提出的,且赶在听证会召开之前曝光,对 Libra 项目的推进造成了一定的阻力。


1.4 听证人大卫·马库斯简介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是一位出生于法国的美国企业家,现任 Facebook 加密货币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马库斯曾任支付巨头 Paypal 的总裁,任职期间带领 Paypal 通过推出新产品 Paypal Here 和并购 Braintree 公司,让 Paypal 成为移动支付领域增长最快的公司。随后,在 2014 年离开 Paypal 加入 Facebook,以公司即时通讯副总裁的身份负责 Facebook Messenger 部门业务,并在他的带领下 Facebook Messenger 一年后月活突破 7 亿,安卓下载量超过 10 亿,成为 Facebook 增长最快的业务之一,这让 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赞不绝口。此外,2015 年马库斯推出了 Facebook Messanger 的点对点支付平台,让 Messanger 有了支付功能。

除了在 Facebook 任职之外,大卫·马库斯因其出色的能力,也在其他公司以兼职身份任职了重要职位。2017 年 12 月,大卫·马库斯因其在 Paypal 和 Facebook 期间积累的丰富的数字支付经验,以及作为加密货币早期的投资者和促进者,被任命为全球知名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Coinbase 的董事会成员。大卫·马库斯从 2013 年就开始购买比特币,并因为非常喜欢比特币,以至于曾考虑过从 Paypal 辞职,自己开一家比特币交易所。Coinbase 任命大卫·马库斯为董事会成员,正是因为看中了其在加密货币的多年积累,以及开发过有效的移动支付产品的一手知识和经验。

但是,大卫·马库斯在 2018 年 8 月从 Coinbase 辞职,给出的理由是因为他正在 Facebook 建立新的区块链团队,如果继续待在 Coinbase 董事会,可能会让 Facebook 和 Coinbase 产生利益冲突。随后,2019 年 5 月起,大卫·马库斯就开始担任 Facebook 新设立的区块链部门负责人,并在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之后,开始负责 Libra 项目并出任 Facebook 区块链子公司 Colibra 的首席执行官。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之所以让大卫·马库斯担任 Libra 的负责人,一方面是因为马库斯在 Paypal 和 Facebook Messanger 上已取得过举世瞩目的成绩,其业务能力让人放心;另一方面是因为马库斯在加密货币和支付领域拥有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经验,使得其成为扎克伯格的不二之选。


2. 参众两院听证会重点内容解读


听证会前美国政要高层释放的强硬信号为听证会的召开营造了更紧张的氛围,参众两院的代表们也毫不客气地开启了唇枪舌剑的诘问,当然也有议员站出来赞扬了 Libra 项目的创新性和划时代的意义,议员们态度是有所分化的。此次 Libra 听证会,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关注重点在于「如何监管以及如何保护数据隐私的问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关注重点则在于「Libra 的性质、商业模式,以及其是否有较好的金融稳定性和安全性」。本章将对这两次的重要内容进行解读和分析,并且对参众两院两次听证会内容进行对比分析。


2.1 参议院听证会重点内容解读

2.1.1 监管新挑战

Facebook 作为一家美国企业,而其发起的 Libra 项目基金会主体却注册在瑞士,这难免引发监管机构的质疑,恐其有逃避监管之嫌,且在 Libra 开展全球化的业务时如何满足不同国家的监管要求,也是听证会上议员们甚为关心的问题。

对此,马库斯表达了积极接受监管的姿态,表示 Libra 会致力于支持监管者、中央银行和立法者的努力,以确保 Libra 有助于打击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活动。并且表示 Libra 将会在达到美国的监管要求后才会正式启动。由于 Libra 协会的注册地在瑞士,关于用户数据隐私的问题,Libra 将会接受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但随后 FDPIC 的发言人 Hugo Wyler 在接受美国媒体 CNBC 采访时却表示:「直到今天,我们尚未与 Libra 的发起人交流过。我们希望 Facebook 或 Libra 的其他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为我们提供具体真实的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督能力的程度」。而对于如何满足不同国家的监管要求,以及在非法跨境资产交易的情况下 Libra 将遵守哪个国家法律来保护用户的问题上,马库斯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事实上,马库斯在目前的状态下也的确很难给出答案。一方面,对于 Libra 这种新兴的去中心化跨国金融组织,监管层是缺乏监管经验的,也没有案例可寻;另一方面,Libra 只是提供基础网络运营,基于 Libra 开发的应用其业务模式会各不相同,这些应用的开发方需要独立去迎合各国的监管需求,Libra 无法为每一个应用去谋求合规。

不论 Libra 项目成功与否,Libra 事件迫使各国监管层开始思考全球数字货币的合规和监管问题,提高主流社会对区块链技术可能带来的新商业模式变革的认知,推动合规和立法进程。并且可能催生新的全球性数字货币专业监管机构诞生,在数字货币领域里建立起新的国际金融秩序。

在随后的众议院听证会上马库斯表示,未来不排除吸纳政府机构成为 Libra 协会成员的可能性,这也为监管机构提供了新的监管方案和更多讨论的可能性。若未来多国政府机构入驻 Libra 协会,则 Libra 将变成美国等强主权货币国家在未来占据数字货币时代先机的有利工具。


2.1.2 寡头垄断之下的数据隐私

关于数据隐私的讨论是本次参议院听证会发起的主题,但听证会现场却将对该问题的讨论从技术 / 商业解决方案的路径上拉到了对 Facebook 企业本身信用问题的质疑上,言语之间表达了对 Facebook 这家有泄露用户数据隐私前科的互联网巨头强烈的不信任感。虽然 Facebook 解释到其只是作为 Libra 协会的一个成员单位,在未来不会拥有独立的决策权和管理权,但 Facebook 作为 Libra 项目的发起人,以及坐拥约 2 亿用户的互联网社交巨头,不免让监管者担心 Facebook 借此会成为一个社交+金融领域的超级寡头, 不仅垄断了用户社交数据还垄断了金融支付等更核心的商业数据。

监管者的担忧不无道理,Facebook 在 Libra 协会虽然只是成员单位,没有实权,但 Libra 网络的钱包 Calibra 是 Facebook 旗下的子公司,也就意味着 Facebook 基于 Libra 开发的应用 Calibra 很可能成为该网络一个巨大的流量和资金入口。当然,其它机构和公司也完全可以开发一个 Calibra 的同类竞品,只是很难竞争的过而已,毕竟 WhatsApp 和 Messenger 的用户体量是一般公司难以超越的。Facebook 在 Libra 项目上的优势确实是难以掩饰的一个事实。

回归到数据隐私的问题上来,马库斯表示 Calibra 的所有用户都将先获得其所在国家的授权 ID 后才允许注册使用,并且 Calibra 不会将其用户数据直接共享给其母公司 Facebook 以提升其业务,但可以将聚合后的数据提供给 Facebook。此外,Facebook 的数据在用户的同意和授权下也是可以给到 Calibra 的,用以提升用户体验等。总之,由于 Calibra 和 Facebook 这种强关联性,其两者之间的数据不是直接相互流通,也会间接地流通,至于这其中的分寸问题还需要依靠 Facebook 来拿捏。


2.2 众议院听证会重点内容解读

2.2.1 Libra 的性质

关于 Libra 的性质,马库斯确切地否定了参议员提出的 Libra 是证券和 ETF 的说法,认为 Libra 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像 ETF,但是购买 Libra 并不会盈利,它更像是一种商品,而 Facebook 只是将其看做支付工具。很显然,马库斯在有意弱化 Libra 的货币属性,减弱监管层的担忧。但从 Libra 的白皮书中我们看到,其愿景远不止做支付工具和通道,而是要做普惠金融。支付只是其要实现的第一个小目标,未来在其有了足够多的用户基础和货币体量之后,基于 Libra 做一下衍生的金融产品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更进一步,当 Libra 拥有的金融属性之后,Libra 也不可能仅仅是一种商品这么简单,而是具备了货币的某些基本职能,Libra 协会或者网络也将转变为商业银行的角色,能够产生货币乘数的效应。

尽管马库斯多次表示,Libra 不会影响主权国家货币发行权,也不会和央行竞争,甚至还会和美联储合作。但按照其现有的方案来说,当其达到一定规模以后,不影响很难。


2.2.2 Libra 安全吗?

听证会上有议员直言若 Libra 被恐怖组织利用或者攻击,那对美国的危害可能堪比 911 事件,并且认为 Libra 是天生适合洗钱的。且先不论议员的言辞是否过于激烈以至于带有较多的主观色彩,我们可以借此讨论一下 Libra 的安全性,是否真如该议员所述。

Libra 的资产是在区块链上的,由钱包进行管理,虽然 Calibra 承诺会做用户的 KYC,因此通过 Calibra 钱包进行的所有交易都是可监管的,如果有用户傻到用这种途径去洗钱,怕是只会更快地被监管部门控制住,从这个层面上来说,Calibra 是可以帮助监管提高效率的。但我们要知道,Libra 是一个开放式的公链网络,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到网络中,并且开发钱包应用,所以 Calibra 拥抱了监管,不代表其它钱包应用也会同样拥抱监管。因此,Libra 确实存在能够洗钱的可能性。当然,普通用户在选择钱包时也会有所考量,那些不符合监管要求的钱包势必难以获得大批用户,并且可能会被节点抵制,这样也从侧面抑制了用 Libra 网络进行洗钱大规模泛滥。

就像马库斯所说的,即使在现有的中心化的货币体系里,也是很难杜绝洗钱的行为,Libra 同样也难以杜绝,但是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它反而能帮助监管者更有效的管理。


2.2.3 Libra 稳定吗?

对 Libra 价值的稳定性讨论主要集中在对其资产储备池是否稳定的讨论上,马库斯直言 Libra 不是绝对稳定的,而是有一定波动性的,这种波动性主要来自于其资产储备池中法币资产的波动。为了降低这种波动性,马库斯进一步披露,Libra 的储备池会锚定美元、日元、英镑和欧元这类主流货币,并且美元将占据储备池一半的资产份额。其它货币的占比比例需要进一步和 G7 等组织进行讨论和磋商。

由此可以看出,Libra 的管理和发行已不仅仅某一个国家中心化决策的问题,而是多成员国之间协商后的成果。Libra 若未来可以成功,其必然离不开主流国家的支持,而且 Libra 很可能成为国家之间争夺数字货币制高点的博弈平台。

借此,马库斯也多次向国会议员们表示,如果美国不积极参与这场数字货币的新变革,那全世界会有其它的,甚至是对美国不友好的国家发起这种全球性的数字货币,并且占据先机。


2.2.4 Facebook 动机何在

在参议院的听证会上有议员询问 Facebook 在 Libra 的项目上投入了多少资金,马库斯并没有正面回答,第二天的众议院听证会又有议员继续追问 Facebook 投入的成本,以及 Facebook 将如何从 Libra 的项目上盈利。问题的本质无非是想知道 Facebook 发起 Libra 项目的根本动机。企业的最终目的无非是盈利,马库斯也向议员们披露,Facebook 旗下的 Calibra 钱包项目是有盈利模式的,主要包括两钟,一是 Calibra 提供的支付业务将惠及数十亿人,并且推动中小企业的发展,这间接地推动了 Facebook 广告业务的发展;二是 Calibra 钱包将拥有众多的线上和线下商家,Calibra 未来将在此基础上开展借贷、理财等金融服务,并和金融机构建立合作关系。

由此可见,Facebook 的动机很明显,借助 Libra 项目,Facebook 可以在其体系内完善金融闭环,促进整个 Facebook 生态的蓬勃发展。社交+金融的帝国将最终建立。


2.2.5 再议监管

众议院听证会上,议员们再次问及 Libra 声称要满足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但为什么至今却未曾和 FDPIC 接触过。马库斯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表示 Libra 之所以提前发布白皮书就是为了和监管机构有充足的沟通时间。并且众议院上多位议员让马库斯多次表态,Libra 在未满足监管要求前不会发布产品,马库斯就此也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关于监管,有议员提出一个由美联储和 SEC 监督的 100 万用户的小型试点计划,马库斯并未就此给出正面回答。

此外,议员们还问道在不同国家如何满足当地国家监管问题,比如说在有货币管制政策的国家 / 地区,Libra 将如何在这类开展业务。马库斯表示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一国一论,Libra 将在不同的国家按照不同的方式进行推广。潜台词是马库斯并没有确认在有货币管制的国家将不会在该国推行 Libra,也就意味着,未来 Libra 很有可能还是会面向中国用户进行某种形式的推广。并且,马库斯也明确表示,Libra 和微信和支付宝是直接的竞争关系,这也从侧面肯定了,即使中国政府禁止 Libra 进入中国,它也会为中国用户提供服务并且进行推广。


2.3 参众两院听证会对比

参众两院提起听证会的委员会职能各不相同,一个是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一个是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但大家对 Libra 的担忧却有不约而同的一致性,当然也都肯定了 Libra 的创新性和划时代的意义。两场听证会关注的相同点具体如下:

a. 参、众两次听证会关注的主要重点都是:监管归属、数据隐私、商业模式、垄断问题等四个问题。

b. 参、众两院都对 Facebook 缺乏信任,听证会上反复提起 Faceboook 泄露数据的黑历史。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超过了对区块链的不信任。

c. 从结果来看,参、众两院均表示听证会过后,现在对 Libra 暂时还是无法信任,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听证会。

d. 虽然对 Libra 表达了很多的担忧,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承认 Libra 的创新和意义。例如,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表示,撇开 Libra 天秤座可能存在的不确定性,Facebook 尝试打造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设施的是值得称赞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副主席表示,华盛顿必须避免成为扼杀创新的地方,不能因为暂时无法理解技术创新就选择禁止。事实上,无论今天是不是 Facebook,这种改变已经到来,区块链技术是真实存在的,Facebook 进入这个新世界只是对这一事实进行了确认。中本聪的比特币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我们不应该去阻止这种创新,政府也无法阻挡这种创新。

e. 参、众两院对 Libra 的听证会释放出了明显的监管信号 , 不仅用严苛地态度表明了 Libra 必须要接受监管,而且通过对 Libra 的高度重视也传达了美国监管机构对 Libra 的监管决心。


对于 Libra 的关注的焦点,参众两院是有所侧重的,在经历了参议院更宏观层面的提问后,马库斯在众议院又接受了更深层次、更细节和更犀利的追问。两场听证会的不同点主要包括以下 5 个方面:

a. 参议院听证会关注点更偏向于数据隐私问题,众议院听证会关注点更偏向于金融稳定和商业模式。

b. 众议院听证会上提出的问题,相比参议院听证会上提到的问题,要更加具体和细节,并且更进一步。比如,非常关心 Libra 的具体运营模式、盈利模式、Libra 定性问题、是否愿意接受先小范围试点运行再推进等等。

c. 众议院听证会上提到了 Libra 可能会涉及到的中国相关问题,比如,提到了 Libra 跟微信和支付宝的竞争,以及中国企业是否会成为 Libra 协会的成员。

d. 在众议院议员的追问下,马库斯也披露了更多的细节,比如 Libra 的一揽子货币中美元将占据一半,另一半的分配比例需要进一步和 G7 等组织进行讨论和磋商。

e. 众议院直言将进一步评估 Libra 对金融体系的影响,并将讨论之前被曝光的《让大型科技公司远离金融法案》(Keep Big Tech Out of Finance Act)的讨论草案。

 
这次参、众两院对 Libra 的听证会释放出了明显的监管信号:首先,Libra 必须接受监管,而且 Libra 若想运行下去,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和金融稳定等这些所有问题都需要认真地加以对待。其次,参、众两院对 Libra 监管问题的重视程度非常之高,因为 Libra 跨国性金融模式和去中心化组织运行方式,除了数据隐私和金融稳定问题之外,还将会一方面触及到国家的金融利益,另一方面也会瓜分传统金融的蛋糕。因此,我们能看到参、众两院,以及之前也表示过鲜明态度的美国总统、美联储主席等美国监管层对 Libra 的一致的监管决心。

除了对强监管的坚持和 Libra 安全性的担忧,听证会上也有一些议员肯定了 Libra 项目的意义,认为 Libra 的创新机制将开启一个全新的时代,并呼吁立法者和监管者加强和企业的沟通,不要因监管机制的缺位和不清晰就扼杀了创新。


2.4 听证会事件影响

2.4.1 对 Libra 项目影响

美国参、众两院同时对 Libra 举行公开听证会,表明了美国监管层对以 Libra 为代表的这类新商业模式的重视和担忧。一方面,通过此次听证会 Libra 介绍了更多的项目细节,使得更多的人了解到 Libra,从而有助于减少人们对 Libra 项目的信息不对称 ; 另一方面,听证会上释放出来的审慎态度和监管决心,让 Libra 的顺利推进也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因素。因此,听证会过后虽然短期内 Libra 的曝光度会加大,但是如何满足监管机构的要求,成为 Libra 是否能顺利推进的前提条件。


2.4.2 对数字货币发展影响

美国参、众两院此次对 Libra 的听证会,一方面,加快了美国从国家层面对数字资产和区块链行业的研究,以及对其监管立法的推进,而这促进了区块链行业向着合规的方向加速发展,为行业繁荣奠定基础;另一方面,引发了其他世界各国对 Libra 模式和数字货币未来发展方向的密切关注和深入思考,让数字货币不再只是一种小众的投资标的,而逐渐上升到国家层面紧迫的金融议题和世界级的关注热点。


3. 其它国家各界对 Libra 的态度分析


对于 Facebook Libra,除了美国的监管机构,全世界各国的政界、商界和学术界也纷纷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整体而言,政界非常谨慎、商界较为积极、学术界意见各异。政界上,中、俄、欧、日等主要经济体的政界(监管层)都保持谨慎态度,仅有瑞士等极少数国家态度积极,其中,谨慎态度主要来源于,Libra 的合规和监管问题以及因披露的信息过少而导致的缺乏信任;积极态度,则主要来源于 Libra 的创新模式和借助区块链以增强自己国际影响力的野心。商界上,就 Libra 公开发表观点的巨头企业中,大多数表示了期待和积极态度,只有少数表示不感兴趣,其中,期待和积极的态度主要来源于 Facebook 延伸了一个企业的「影响力」:企业发行超主权货币+世界性流通,给了其他巨头公司很大的想象空间;有些企业尤其是金融相关企业冷淡的态度则主要来源于,现在的金融系统能够满足现实需求,因此并不认为需要 Libra。学界上,各个学者态度各异,呈现出了「百花齐放」的景象,其中,争论的焦点主要在于,模式创新和数据隐私两个方面。


3.1 政界


45d88744-1c80-53c0-bacb-1b4c3442fcc7_mAMi75f.jpg


背靠 27 亿用户的 Facebook,发布 Libra 白皮书发布之后,引起了世界各国政界(监管层)的担忧。跟美国的监管机构一样,其主要担忧聚焦在监管问题、金融稳定和信息不对称等三个问题。首先,监管问题分为两类,第一类是 Libra 必须要纳入到监管的问题。例如,中国人民银行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表示,「Libra 创造的是跨境自由流动的可兑换数字货币。这类稳定币的出现和发展,无论是从对货币政策的执行,还是宏观审慎管理的角度,都离不开央行的支持和监管,以及各国央行及国际组织的监管合作」。第二类是 Libra 监管标准制定问题,例如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和欧洲中央银行均呼吁监管机构应尽快制定标准,以应对即将到来的 Facebook 的加密货币 Libra。其次,金融稳定问题。金融稳定问题主要是担心 Libra 会威胁到本国的金融系统的稳定性,但是即便同样担心金融稳定性,不同国家之间态度也不一样。例如虽然俄罗斯杜马金融委员和韩国金融委员会都担心 Libra 会对本国的金融构成威胁,但前者明确表示 Libra 将不会在俄罗斯合法化,后者则没有明确表示会禁止 Libra 在韩国的使用。最后,信息不对称问题。信息不对称是指因为 Facebook Libra 项目仅在白皮书上披露的信息,不足以让监管机构信服,例如意大利中央银行和印度经济事务部均表达了 Libra 尚未充分解释清楚自身设计,无法让人信服的态度。

虽然大部分主要国家态度谨慎,但也并不是所有国家和所有监管机构对 Libra 持消极态度。首先,有些国家对 Facebook Libra 持有非常积极的态度。例如,瑞士国际金融秘书处表示「Libra 在瑞士受到欢迎,同时瑞士可以在一个雄心勃勃的醒目中发挥作用,这是一个积极现象」。其次,认为 Libra 值得研究。例如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现中国金融协会会长周小川认为「Libra 代表数字货币的趋势,中国应未雨绸缪」,日本中央银行行长黑田东彦也表示「密切关注 Libra 是否会被普遍应用于支付,也会评估对现有金融和支付体系的影响」。最后,即便是在同一个国家,不同监管机构有着截然相反的态度。例如,俄罗斯杜马金融委员会主席表示 Libra 在俄罗斯不会合法,但是俄罗斯财政部副部长则表示不会对 Libra 做任何特别规定,并称没有人会禁止 Libra。

这表明,在监管层面上虽然 Libra 因为监管问题、金融稳定和信息不对称,使得大部分国家对 Libra 担忧,但是因其创新模式和可能会造成的世界级影响力,使得不少国家在密切关注其进一步发展和所披露的信息。


3.2 商界


d589b57a-bbf7-580b-978a-477d6e9822ad_nJA1S9O.jpg


相比较政界(监管层)对 Libra 的担忧,商界很多巨头企业则对 Libra 表达了期待和积极态度。这种积极态度主要在金融模式创新和给了其他巨头公司很大的想象空间。首先,Libra 作为一种金融模式创新,可以为传统金融的发展借鉴经验。例如,高盛 CEO 就表示「全球支付体系正朝着稳定币的方向发展,未来必然会依赖于区块链,银行不得不做出改变,因为与支付先关的交易将不再那么有利可图。在我看来,Facebook 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将试图与银行建立伙伴关系,而不是成为银行本身」。其次,Libra 给了其他巨头很大的想象空间。例如,腾讯 CEO 马化腾表示「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之前对区块链态度偏消极的搜狗 CEO 王小川也表示「Facebook 可享受未来的钱包(发卡)业务,参与联盟的组织可获得未来的金融话语权与收益」。如果 Libra 模式成功,那么将意味着企业将拥有「超主权货币」的发行权,一方面这让其他巨头公司也可以效仿 Libra,锚定一篮子货币发行自己的稳定币;另一方面自己也可以选择加入 Libra 协会,成为其中一个节点分享「越变越大的蛋糕」。虽然铸币权由主权国家或经济体所垄断的情况没有变,但是「货币发行权」将不再由主权国家垄断,有足够实力的企业也可以分得一杯羹,这给了商界极大的想象空间。

当然,也有一些企业表示对 Libra 项目不感兴趣,因为现在的金融系统能够满足现实需求,因此并不认为需要 Libra。例如,摩根士丹利 CEO James Gorman 表示,「对加密货币 Libra 表示不感兴趣,虽然也有可能我的观点是被证明是完全错误的。但是我并未看到对另一种价值存储形式的需求,我也不明白为什么系统需要另一种价值存储形式。我们有货币,有贵金属,有储备货币,也有备用票据。显然,那也存在一定的需求,但事实上我们不在其中,根本不会困扰到我。」

商业是逐利和讲究效率的,因此在面对 Libra 这种具有提升效率且富有想象空间的金融创新,商界的态度较为积极。


3.3 学界


ce0834ef-6a8a-55c1-8e7c-d959e4bf4d93_S07hhuT.jpg


政界上担忧多于欣喜,商界上不少人叫好,而学界则呈现出态度各异、「百花齐放」的景象。其中,争论的焦点主要在于模式创新和数据隐私两个方面。首先,在模式创新上争论的点在于 Libra 是否有突破式创新。一些学者认为 Facebook Libra 没有突破式创新,例如数字经济学家刘志毅认为,对全球金融市场来说,Libra 的出现只是多了一个来自于互联网的新玩家,不过这个玩家背后却是一大堆传统的金融行业的机构,与其它玩家相比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差异,其效果相比过去的稳定币如 GUSD、摩根大通的 JPMcoin 暂时也看不到特别明显的差异。唯有国家主权作为信用背书的中央银行具备法币信用,任何一种稳定币的模型只不过是对这种信用的「借用」和「组合」,并不会真正挑战现有的全球金融秩序,因此无法撼动传统金融秩序;另外一些学者则认为 Libra 有创新。例如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黄震认为,Libra 不符合金融学的货币定义,不是由主权国家进行发行,可以说是加密货币或虚拟货币,但不是法定货币。和以往的数字货币相比,Libra 的特点是,有着极其广泛的应用商圈,是一个超级商圈币,并且它加入了支付机构、持卡机构、实物商家。其次,在数据隐私上争论的点在于 Libra 和 Facebook 是否可信。一些学者认为 Libra 和 Facebook 在保护用户数据隐私方面不可信。例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Joseph Engene Stiglit 表示,参与 Libra 交易的用户的信息很容易被 Facebook 盗取,就像他曾通过别的途径盗取用户信息一样,只有傻子才会相信 Faceboook 的 Libra。另外一些学者则认为,Facebook 还是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信任。例如康奈尔大学经济学教授 Eswar Presad 表示,Libra 的稳定性问题将与脸书的声誉有关,至少在其成立之初将是如此。尽管脸书在隐私上的做法令人担忧,但它「在用户中仍拥有相当程度的信任。另外,此前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持偏消极态度学者,对 Libra 的态度则较为积极。例如,经济学家郎咸平表示「Libra 值得关注,金融科技也会因此引发一轮新的热潮」。


4. 总结

美国参、众两院针对 Libra 举行的听证会,引发了各国监管机构、企业、学者和区块链从业者等各行业的广泛关注。

通过本次听证会,一方面我们看到监管层释放的强硬的监管信号,并且国会将就此问题进行更深入探讨,不排除为此制定新法案的可能性;《让大型科技公司远离金融法案》讨论草案的提出更进一步反应出监管者对于数字货币这种新金融模式的担忧。另一方面,马库斯也在听证会上诚恳地表示将拥抱监管,积极地配合相关部门完成 KYC、反洗钱、隐私保护等工作;同时给出了关于 Libra 更多的细节信息,比如盈利模式,比如储备池资产分配等。虽然监管层态度较为强硬,但 Libra 表示会积极配合,整体来说对 Libra 项目的推进不会产生致命性的阻碍,双方的沟通渠道依旧畅通。

同时,从听证会上双方的问答可以明显看出监管层对于 Libra 和区块链技术的理解还是不足的,双方还存在较大的信息差,如何弥合监管层和企业之间的信息差可能会成为 Libra 下一步的重要工作。

此次听证会的召开也加快了美国从国家层面对数字资产和区块链行业的研究,以及对其监管立法的推进,同时也引发了其他国家对 Libra 模式和数字货币未来发展方向的密切关注和深入思考,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整个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行业的发展。


作者:火币区块链研究院袁煜明、李慧

Libra前传:区块链如何改变了硅谷的创业和投资?

市场leeks 发表了文章 • 2019-07-19 12:38 • 来自相关话题

在跨国界支付和对抗通胀这两点上,Libra和比特币都是一样的,因此也不难理解所遭致的抵制。



在Libra发布之前,来自FLAG公司的硅谷创业者们已经开始进行区块链的实验——他们要打破大公司垄断的数据和节点。

在Facebook发布Libra之前,许多人并不愿意正视区块链技术,但变化的确在发生——顶级的人才们辞去FLAG(Facebook、Linkedin、Amazon、Apple、Google)公司稳定的工作在车库里开始了“997”的创业,力图创造下一代互联网,而传统顶级风投在这个领域失去话语权,因为有更多新兴资本在代替他们。

这些变化或许最终只是昙花一现,又或许下一代的互联网确正在被创造。


1


创立的第一家公司被Apple收购后,Stephen Tse成了Apple的首席工程师,但他并不打算长期待下去,而是积极寻找第二次创业机会。他之前在大公司公司过——创办卖掉的这家公司之前,他在谷歌工作了4年,那是他从宾夕法尼亚大学读完博士后第一份工作,而在硅谷人的基因里,创过业之后,再也回不到大公司。

为了解技术社区都在想什么,他发起了一个“前Google人聚会”。每周四晚上在森尼韦尔城里的餐厅里交流专业知识和最新技术热点。聚会有时候多达80人,主题时常变换,一个法国籍VR创业者Nicolas带来了VR的讨论,Apple Siri的印度籍工程师Alok带来了AI未来发展可能性的讨论……直到一些人带来了区块链的话题,讨论持续了下去,大家开始为这一技术激动。在那个聚会上达成的共识是,相比互联网技术影响了数百万人,移动互联网技术影响了数亿人,他们认为区块链技术能在未来直接影响所有人,会打破现有秩序。

Stephen决定沿着这个方向去创业,Nicolas、Alok都成了他的第一批合伙人。2018年6月,硅谷每年最热的时候,几个人每天到Stephen Tse位于森尼韦尔家的车库里开始上班。

他们希望利用区块链技术重构数据传输和分享,从而创造一种去中心化的分享经济平台。在工程师眼里,数据比石油还珍贵,但是全部被互联网巨头所占有,而他们提出的模式完全是打破现有垄断。

无论从商业模式上还是技术模式上,都与现存模式背道而驰。简而言之,Google、Facebook的商业模式是提供免费服务给用户,然后将用户数据卖给有需要的买家获得收入,他们是用户和数据买家之前坚不可摧的中介,但不公平之处一方面在于坐拥的利润过于庞大,以Google为例,Alphabet第一季度营收为363.4亿美元,净利润为66.6亿美元。

而Stephen他们设想的分享经济平台,则能够去除Facebook和Google这样的中介——在区块链技术保障下,保证隐私安全得到保护,个人用户可以通过平台与需要数据的机构交换数据,获得现金收益,整个网络也是被分散的个人和机构所运营,不被任何中心化组织操控。而创始团队作为一个自发组织运行平台,类似于Linux。

硅谷许多极客们讨厌大公司,他们的口号是:“不要成为一个公司”,因为公司意味着缓慢和垄断。而区块链项目,从一开始就是开源的,而开源逐渐成为技术世界的共识——微软和开源系统Linux为敌了多年,几年前开始也资助Linux。

Stephen合伙人之一的Alok毕业于卡内基梅隆大学,这所大学的计算机专业尤其是AI研究在全美排名前三,他对于AI非常痴迷,原本在Siri做AI工程师,但他清楚地看到AI初创公司如何被大公司“扼杀”,“最主要的是他们有数据有算力,只要他们看到任何创业公司对他们有威胁,他们就会买下这家公司”,Alok说,“我想把人工智能从他们手上拿回来,并且交到每个人手上。当你翻阅关于这个问题的研究,让每个人都享有AI最大的障碍是是创造一个可以规模化的平台,而这正是我们准备做的”。

尽管区块链在许多人眼里是骗钱工具,但是在硅谷还是拥有一些信众,否则他们不会“背叛”原有的FLAG大公司——在硅谷,“Facebook”、“Linkedin”、“Amazon”和“Apple”以及“Google”被称为“FLAG”(旗帜),成为这些公司员工意味着高薪、稳定。Harmony团队工程师团队全部来自这些“旗帜”公司,有几个人为亚马逊和NTT工作了超过10年,现在他们希望做一些新技术。

技术上也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本质是一个分布式网络,而网络上的每次结论,比如比如一笔转账的确认,都是需要多个节点共同确认。在6月28日,Harmony发布了主网,他们网络从一开始就有100多个外部节点,这个数据让区块链行业表示惊喜,但对于行业外的人来说,难以理解这个数据的珍贵,这意味着一种分布式网络的开始。在这个网络建立初期,Harmony设置一种抵押机制来运行节点,无论是抵押1万美金的个人还是300万美金的机构,最多都只能运行一到两个节点,“如果真的要致力于发展一个去中心化网络,在一开始时就就要保证权力是分散的”,Stephen Tse说。

Harmony毕竟还只是初创公司,团队还不到20人,他们的颠覆计划还不会被外界所重视,但是当Facebook参与这件事时,无论以如何顺从的姿态,都还是引来了极大的抵制。扎克伯格的计划就是和现有货币竞争。


2


就在美国时间7月3日,美国立法机构的四位主席联名向马克·扎克伯格等多名Facebook高管发出公开信,要求其暂停所有有关Libra加密货币的开发并举行听证会后。

6月20日,Facebook通过白皮书向世界介绍了数字货币Libra,Libra希望成为一种稳定货币,扎克伯格在公开信中称:”未来希望Calibra提供更多服务——例如按一下按钮即可支付账单,通过扫描代码购买咖啡,或乘坐当地公共交通工具而无需携带现金。”——看起来无害,不过是一个早已移动支付的应用场景,但是问题在于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基础上。

在了解Libra的野心之前,有必要先了解比特币的本质。比特币和传统货币不一样,第一次用技术提供了不依靠央行等机构发币的路径——它是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并且用整个P2P网络中众多节点构成的去分布式数据库来确认并记录所有的交易行为,使用密码学的设计来确保货币流通各个环节安全性。

比特币的出现是对现有中心化金融机构的消解以及对印钞所带来的通货膨胀的抵制。

假设一个中国人要给一个美国人转账,相比之前需要先把人民币兑换成美元,再通过两个国家银行之间的对接,比特币只需要向一个一串27-34位的字符转账,而且一切都是匿名的。

而比特币的另一个使用场景是在委内瑞拉。今年以来,委内瑞拉货币的日通货膨胀率大约3.5%左右,2018的年通货膨胀几乎是1,700,000%,这让当地人失去了基本的生活秩序。当地人把比特币这样的硬通货当作流通货币——去牛奶时通常会去一个叫LocalBitcoin当地的交易所网站,寻找比特币买家,按照当时汇率兑换一些货币,然后再用这些货币立即到店里买牛奶,以防贬值。根据彭博社报道,2018年4月17日比特币在本地市场创下了交易纪录,达到100万美元一天,交易量仅次于俄罗斯,位居第二,而俄罗斯也因货币不稳定陷入危机。

在跨国界支付和对抗通胀这两点上,Libra和比特币都是一样的,因此也不难理解所遭致的抵制。

7月3日的立法机构的公开信上说,Facebook项目可能“建立一个全新的,以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公司为基础的全球金融体系,其目的是与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竞争。”该委员会指出,它认为这样的行为可能会产生严重影响:“这会带来引发对于隐私、贸易、国家安全和货币政策的严重担忧,不仅仅是针对Facebook 超过20亿的用户,还是针对投资者、客户和全球经济而言的。”

比特币自诞生起就带着对现有世界秩序的嘲笑,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创世区块里写下的第一句话是:“2009年1月3日,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而当天,英国财政大臣达林考虑第二次出手纾解银行危机的时刻。

但比特币一直是少数派的游戏,在硅谷,几年前拿比特币买披萨不是个笑话,在成为多数人的工具之前,数字货币抵制都是零散的,而Facebook是一个有着20亿用户的网络,不难想象,一旦投入使用,带来的影响会成指数级增长。

即便Facebook极力表现得顺从——假装自己只是买咖啡时候的交易货币,也邀请包括万事达卡、PayPal、Visa这样的传统金融机构,eBay、Uber等互联网公司成为他网络上的节点,一起治理网络,但是区块链的本质并不会改变。


3


一些权利的确在更迭。

硅谷项目在融资时,沙丘路的基金已经不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了。2017年下半年,ICO热潮掀起,硅谷的一些背景优质的项目被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争抢,当时沙丘路上包括红杉在内的传统基金都还没有设置直属的数字货币基金。一个硅谷项目透露,2018年1月他们向外界私募时,包括红杉在哪的传统基金希望参与当时的融资,但是红杉希望项目给他们一个月时间,快速地去融一个数字货币基金,但这个项目拒绝了,在他们看来,能够让红杉入驻当然有市场效益,但也并不值得为他们打乱融资结构。

背后的逻辑是区块链相信分散和平权。相比传统公司融资时往往几轮下来十来个投资机构架构,区块链项目在私募时就会介入40~50到家左右的机构和个人,在这样情况下,没有人有绝对的权利对控制公司。

无法否认的事实是,随着2017年数字货币价格持续上涨,一批新兴富人成长起来。他们或者是比特币早期持有者,或者投资过一些项目,获得不错的退出机会。传统投资往往需要以5年或者10年为单位,被投公司上市,投资人才会退出,而区块链项目则是以5个月或者是1年为单位就能获得退出机会,资本回报率十倍甚至万倍。在获得初期财富之后,这些人拿出部分利润投资,成立有品牌的个人基金,成为行业里重要的私募投资者。

另一方面,传统基金对于这一领域仍然谨慎。例如,红杉坚持以股权的形式投资了火币等交易所,而拒绝以币权的形式。

2018年,比特币价格从19000美金跌到年底的3000美金左右;到了2019年春天,数字货币再次复苏,比特币价格回升,许多传统基金仍然没有设置数字货币基金,但交易所找到新办法开启向大众的融资窗口。

以币安为例,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发明了IEO。E代表的是交易所(Exchange),表面这家公司加强了对项目的审核、尽职调查,生成一份类似于精简招股说明书的关于新币的报告,然后再把这些代币发给买家。

《华尔街日报》报道,在这些IEO交易中,交易所扮演着投行在IPO中所扮演的角色,在上市前对未来的IPO公司进行研究。币安的CEO赵长鹏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他的交易所有一个全职团队,仔细审查IEO系统上市的候选项目,包括项目的团队、技术、经济模型和战略等问题。

Harmony就是今年今年6月在币安平台上进行了IEO,而在IEO之前,他们接受了币安超过一个月的尽调,除了每日在文件和代码上的审核,还会派出技术副总裁和投资副总裁前往Harmony位于硅谷的办公室面试项目创始人和团队。

Jeff Dorman是资产管理公司Arca首席投资官,这家公司专注于数字货币投资,他说:“任何对IEO感兴趣的投资者都需要自己做研究而不是盲目信任交易所。”。前资本市场银行家Dorman表示,IEO是ICO向前迈出的积极一步。“交易所赚了很多钱,”他说,“他们有动力不杀死金鹅。”

可以肯定的是,从此次数字货币热潮中筹集到的资金还远远不够。数字货币数据和研究公司TokenData创始人Ricky Tan称,截止至今年五月,通过IEOs,ICOs和私募筹集的资金总额为12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100亿美元。

Harmony作为IEO项目融到了500万美金,团队都配备一定份额的币,但是Stephen和团队达成了共识,所有的币按照4年时间授予,而且是从2020年才可以卖出——除了上市时间短于传统创业公司,授予时间完全和传统公司一样。从这个角度来说,创业者的自律意味着行业进一步成熟。

如果区块链未来真正走入大规模应用,毫无疑问颠覆已经在发生,权利已经在更迭,而如果没有,那么的确有一群为此狂欢,一批真正的技术极客为此做过努力。


来源:腾讯创业 查看全部
1_N_BWtnlYoplA0enaqNd5sw.jpg


在跨国界支付和对抗通胀这两点上,Libra和比特币都是一样的,因此也不难理解所遭致的抵制。




在Libra发布之前,来自FLAG公司的硅谷创业者们已经开始进行区块链的实验——他们要打破大公司垄断的数据和节点。

在Facebook发布Libra之前,许多人并不愿意正视区块链技术,但变化的确在发生——顶级的人才们辞去FLAG(Facebook、Linkedin、Amazon、Apple、Google)公司稳定的工作在车库里开始了“997”的创业,力图创造下一代互联网,而传统顶级风投在这个领域失去话语权,因为有更多新兴资本在代替他们。

这些变化或许最终只是昙花一现,又或许下一代的互联网确正在被创造。


1


创立的第一家公司被Apple收购后,Stephen Tse成了Apple的首席工程师,但他并不打算长期待下去,而是积极寻找第二次创业机会。他之前在大公司公司过——创办卖掉的这家公司之前,他在谷歌工作了4年,那是他从宾夕法尼亚大学读完博士后第一份工作,而在硅谷人的基因里,创过业之后,再也回不到大公司。

为了解技术社区都在想什么,他发起了一个“前Google人聚会”。每周四晚上在森尼韦尔城里的餐厅里交流专业知识和最新技术热点。聚会有时候多达80人,主题时常变换,一个法国籍VR创业者Nicolas带来了VR的讨论,Apple Siri的印度籍工程师Alok带来了AI未来发展可能性的讨论……直到一些人带来了区块链的话题,讨论持续了下去,大家开始为这一技术激动。在那个聚会上达成的共识是,相比互联网技术影响了数百万人,移动互联网技术影响了数亿人,他们认为区块链技术能在未来直接影响所有人,会打破现有秩序。

Stephen决定沿着这个方向去创业,Nicolas、Alok都成了他的第一批合伙人。2018年6月,硅谷每年最热的时候,几个人每天到Stephen Tse位于森尼韦尔家的车库里开始上班。

他们希望利用区块链技术重构数据传输和分享,从而创造一种去中心化的分享经济平台。在工程师眼里,数据比石油还珍贵,但是全部被互联网巨头所占有,而他们提出的模式完全是打破现有垄断。

无论从商业模式上还是技术模式上,都与现存模式背道而驰。简而言之,Google、Facebook的商业模式是提供免费服务给用户,然后将用户数据卖给有需要的买家获得收入,他们是用户和数据买家之前坚不可摧的中介,但不公平之处一方面在于坐拥的利润过于庞大,以Google为例,Alphabet第一季度营收为363.4亿美元,净利润为66.6亿美元。

而Stephen他们设想的分享经济平台,则能够去除Facebook和Google这样的中介——在区块链技术保障下,保证隐私安全得到保护,个人用户可以通过平台与需要数据的机构交换数据,获得现金收益,整个网络也是被分散的个人和机构所运营,不被任何中心化组织操控。而创始团队作为一个自发组织运行平台,类似于Linux。

硅谷许多极客们讨厌大公司,他们的口号是:“不要成为一个公司”,因为公司意味着缓慢和垄断。而区块链项目,从一开始就是开源的,而开源逐渐成为技术世界的共识——微软和开源系统Linux为敌了多年,几年前开始也资助Linux。

Stephen合伙人之一的Alok毕业于卡内基梅隆大学,这所大学的计算机专业尤其是AI研究在全美排名前三,他对于AI非常痴迷,原本在Siri做AI工程师,但他清楚地看到AI初创公司如何被大公司“扼杀”,“最主要的是他们有数据有算力,只要他们看到任何创业公司对他们有威胁,他们就会买下这家公司”,Alok说,“我想把人工智能从他们手上拿回来,并且交到每个人手上。当你翻阅关于这个问题的研究,让每个人都享有AI最大的障碍是是创造一个可以规模化的平台,而这正是我们准备做的”。

尽管区块链在许多人眼里是骗钱工具,但是在硅谷还是拥有一些信众,否则他们不会“背叛”原有的FLAG大公司——在硅谷,“Facebook”、“Linkedin”、“Amazon”和“Apple”以及“Google”被称为“FLAG”(旗帜),成为这些公司员工意味着高薪、稳定。Harmony团队工程师团队全部来自这些“旗帜”公司,有几个人为亚马逊和NTT工作了超过10年,现在他们希望做一些新技术。

技术上也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本质是一个分布式网络,而网络上的每次结论,比如比如一笔转账的确认,都是需要多个节点共同确认。在6月28日,Harmony发布了主网,他们网络从一开始就有100多个外部节点,这个数据让区块链行业表示惊喜,但对于行业外的人来说,难以理解这个数据的珍贵,这意味着一种分布式网络的开始。在这个网络建立初期,Harmony设置一种抵押机制来运行节点,无论是抵押1万美金的个人还是300万美金的机构,最多都只能运行一到两个节点,“如果真的要致力于发展一个去中心化网络,在一开始时就就要保证权力是分散的”,Stephen Tse说。

Harmony毕竟还只是初创公司,团队还不到20人,他们的颠覆计划还不会被外界所重视,但是当Facebook参与这件事时,无论以如何顺从的姿态,都还是引来了极大的抵制。扎克伯格的计划就是和现有货币竞争。


2


就在美国时间7月3日,美国立法机构的四位主席联名向马克·扎克伯格等多名Facebook高管发出公开信,要求其暂停所有有关Libra加密货币的开发并举行听证会后。

6月20日,Facebook通过白皮书向世界介绍了数字货币Libra,Libra希望成为一种稳定货币,扎克伯格在公开信中称:”未来希望Calibra提供更多服务——例如按一下按钮即可支付账单,通过扫描代码购买咖啡,或乘坐当地公共交通工具而无需携带现金。”——看起来无害,不过是一个早已移动支付的应用场景,但是问题在于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基础上。

在了解Libra的野心之前,有必要先了解比特币的本质。比特币和传统货币不一样,第一次用技术提供了不依靠央行等机构发币的路径——它是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并且用整个P2P网络中众多节点构成的去分布式数据库来确认并记录所有的交易行为,使用密码学的设计来确保货币流通各个环节安全性。

比特币的出现是对现有中心化金融机构的消解以及对印钞所带来的通货膨胀的抵制。

假设一个中国人要给一个美国人转账,相比之前需要先把人民币兑换成美元,再通过两个国家银行之间的对接,比特币只需要向一个一串27-34位的字符转账,而且一切都是匿名的。

而比特币的另一个使用场景是在委内瑞拉。今年以来,委内瑞拉货币的日通货膨胀率大约3.5%左右,2018的年通货膨胀几乎是1,700,000%,这让当地人失去了基本的生活秩序。当地人把比特币这样的硬通货当作流通货币——去牛奶时通常会去一个叫LocalBitcoin当地的交易所网站,寻找比特币买家,按照当时汇率兑换一些货币,然后再用这些货币立即到店里买牛奶,以防贬值。根据彭博社报道,2018年4月17日比特币在本地市场创下了交易纪录,达到100万美元一天,交易量仅次于俄罗斯,位居第二,而俄罗斯也因货币不稳定陷入危机。

在跨国界支付和对抗通胀这两点上,Libra和比特币都是一样的,因此也不难理解所遭致的抵制。

7月3日的立法机构的公开信上说,Facebook项目可能“建立一个全新的,以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公司为基础的全球金融体系,其目的是与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竞争。”该委员会指出,它认为这样的行为可能会产生严重影响:“这会带来引发对于隐私、贸易、国家安全和货币政策的严重担忧,不仅仅是针对Facebook 超过20亿的用户,还是针对投资者、客户和全球经济而言的。”

比特币自诞生起就带着对现有世界秩序的嘲笑,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创世区块里写下的第一句话是:“2009年1月3日,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而当天,英国财政大臣达林考虑第二次出手纾解银行危机的时刻。

但比特币一直是少数派的游戏,在硅谷,几年前拿比特币买披萨不是个笑话,在成为多数人的工具之前,数字货币抵制都是零散的,而Facebook是一个有着20亿用户的网络,不难想象,一旦投入使用,带来的影响会成指数级增长。

即便Facebook极力表现得顺从——假装自己只是买咖啡时候的交易货币,也邀请包括万事达卡、PayPal、Visa这样的传统金融机构,eBay、Uber等互联网公司成为他网络上的节点,一起治理网络,但是区块链的本质并不会改变。


3


一些权利的确在更迭。

硅谷项目在融资时,沙丘路的基金已经不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了。2017年下半年,ICO热潮掀起,硅谷的一些背景优质的项目被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争抢,当时沙丘路上包括红杉在内的传统基金都还没有设置直属的数字货币基金。一个硅谷项目透露,2018年1月他们向外界私募时,包括红杉在哪的传统基金希望参与当时的融资,但是红杉希望项目给他们一个月时间,快速地去融一个数字货币基金,但这个项目拒绝了,在他们看来,能够让红杉入驻当然有市场效益,但也并不值得为他们打乱融资结构。

背后的逻辑是区块链相信分散和平权。相比传统公司融资时往往几轮下来十来个投资机构架构,区块链项目在私募时就会介入40~50到家左右的机构和个人,在这样情况下,没有人有绝对的权利对控制公司。

无法否认的事实是,随着2017年数字货币价格持续上涨,一批新兴富人成长起来。他们或者是比特币早期持有者,或者投资过一些项目,获得不错的退出机会。传统投资往往需要以5年或者10年为单位,被投公司上市,投资人才会退出,而区块链项目则是以5个月或者是1年为单位就能获得退出机会,资本回报率十倍甚至万倍。在获得初期财富之后,这些人拿出部分利润投资,成立有品牌的个人基金,成为行业里重要的私募投资者。

另一方面,传统基金对于这一领域仍然谨慎。例如,红杉坚持以股权的形式投资了火币等交易所,而拒绝以币权的形式。

2018年,比特币价格从19000美金跌到年底的3000美金左右;到了2019年春天,数字货币再次复苏,比特币价格回升,许多传统基金仍然没有设置数字货币基金,但交易所找到新办法开启向大众的融资窗口。

以币安为例,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发明了IEO。E代表的是交易所(Exchange),表面这家公司加强了对项目的审核、尽职调查,生成一份类似于精简招股说明书的关于新币的报告,然后再把这些代币发给买家。

《华尔街日报》报道,在这些IEO交易中,交易所扮演着投行在IPO中所扮演的角色,在上市前对未来的IPO公司进行研究。币安的CEO赵长鹏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他的交易所有一个全职团队,仔细审查IEO系统上市的候选项目,包括项目的团队、技术、经济模型和战略等问题。

Harmony就是今年今年6月在币安平台上进行了IEO,而在IEO之前,他们接受了币安超过一个月的尽调,除了每日在文件和代码上的审核,还会派出技术副总裁和投资副总裁前往Harmony位于硅谷的办公室面试项目创始人和团队。

Jeff Dorman是资产管理公司Arca首席投资官,这家公司专注于数字货币投资,他说:“任何对IEO感兴趣的投资者都需要自己做研究而不是盲目信任交易所。”。前资本市场银行家Dorman表示,IEO是ICO向前迈出的积极一步。“交易所赚了很多钱,”他说,“他们有动力不杀死金鹅。”

可以肯定的是,从此次数字货币热潮中筹集到的资金还远远不够。数字货币数据和研究公司TokenData创始人Ricky Tan称,截止至今年五月,通过IEOs,ICOs和私募筹集的资金总额为12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100亿美元。

Harmony作为IEO项目融到了500万美金,团队都配备一定份额的币,但是Stephen和团队达成了共识,所有的币按照4年时间授予,而且是从2020年才可以卖出——除了上市时间短于传统创业公司,授予时间完全和传统公司一样。从这个角度来说,创业者的自律意味着行业进一步成熟。

如果区块链未来真正走入大规模应用,毫无疑问颠覆已经在发生,权利已经在更迭,而如果没有,那么的确有一群为此狂欢,一批真正的技术极客为此做过努力。


来源:腾讯创业

a16z crypto合伙人:区块链的魅力与挑战

观点chainbs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8 10:54 • 来自相关话题

Chris Dixon


Chris Dixon是当前区块链领域最具影响的投资人之一,他在1999年硕士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哲学系,并在经历多年传统金融投资经验后于2013年加入投资机构a16z ,目前担任a16z crypto普通合伙人。在Chris Dixon看来,区块链就是硅谷再次升起的海盗旗,引领大家投入有趣、略带危险而具有颠覆性的活动中。Chris Dixon在a16z 的第一笔投资是Ripple,此后陆续投出了 Coinbase、OpenBazaar等明星项目,在成绩显赫的同时也推动A16Z成为区块链行业最具影响力的投资机构之一。

在进入加密货币行业6年以来,Chris Dixon已经形成一系列丰富而精彩的区块链思想体系,链捕手(ID:iqklbs)通过搜集大量资料对Chris Dixon的相关言论进行了整理并组织成文,相信对能对各位读者大有裨益。


01 谈加密货币发展的背景
 

今天的互联网更像是迪士尼乐园。如果我在迪士尼乐园开了餐厅,乐园认为我赚钱太多,就可能抬高租金或者改变规则。现在脸书、谷歌和苹果上造的东西就是这样。

我们生活在这个迪士尼乐园般的互联网里,我不认为这是件好事。我觉得它不如以前那么多样化、令人激动、不再那么有趣和富有创造力了。它毁了那些有创意的商业模型。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去改变这现状,会在创业领域付出巨大的代价并错失很多机会,下一个Mark Zuckerberg、 Larry Page将很难起步把生意做起来。

回顾过去二十年历史,目前在互联网创造新东西大概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你通过非营利、公益的方式来开发底层协议,这也是互联网早期所采用的,通过由政府和学术机构设计最核心的协议,包括HTTP 协议、 TCP/IP 协议、HTML、SMTP(邮件协议),这些都运行得非常好。但你再看看这些协议诞生后的二十年还有什么好的协议出现过?

比如现在所有上网的人访问一个网站都要依赖一个加密程式库OpenSSL与SSL沟通,来帮你加密在网上输入的银行密码、用户密码等敏感数据,以防被人偷走。

但是当一个重大的安全漏洞 — — 心血漏洞(Heartbleed bug)出现后,大家才发现OpenSSL这么重要的加密程式库竟然只有一个半开发人员在维护,你可以说事实上已经停止了开发。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协议本身是没有商业价值的,所以就没有人再愿意关注它了。

另一种开发模式就是创办企业赚钱支持开发,例如Facebook、Google这样赚取广告收入或 Amazon赚取交易手续费,再重新投入到科技开发,而全世界基本上所有的投资、聪明的开发人员的精力都被中心化管理的企业吸走。

你再看看,其实这个世界同时又有一群不受聘于这些平台公司的开发人员,在本质上可以说是已经多年被这些「平台」所利用,他们费尽心神开发的应用可能最后被这些平台封杀,或你不再反抗、愿意付出收入的百分之三十的过路费(AppStore/Google Play的手续费比例)得以在平台生存。

这个群体现在非常沮丧,希望寻找一种新的模式去支持开发应用的成本,而通过加密货币把底层资源出售的新经济模式,其实非常契合这种渴望和需求。

同时,从上世纪 80 年代到本世纪初,主流的互联网服务都是建立在由互联网社区控制的公开协议之上的。譬如,被称为互联网世界「电话本」的域名解析系统 DNS,是由个人及组织构成的分布式网络所控制的,采用了公开创造和管理的规则,可以让任何遵循社区标准的个人或组织拥有域名,在互联网世界中占有一席之地。

这也意味着公司运营网络和电邮收发的服务受到监督,如果它们行为不端,用户可以将自己的域名服务转移存放到其它服务提供商那里。

但从本世纪第一个 10 年的中期到现在,互联网用户对公开协议的信任被换成对企业管理团队的信任。谷歌、推特和 Facebook 等企业打造了超越公开协议能力的软件及服务,用户聚集到这些设计更为精巧的平台上了。

可是这些平台的代码属于这些公司的私有财产,对这些平台的监管规则可能瞬息发生变化。

社交网络如何决定核准或者拉黑一位用户?搜索引擎如何决定网站排名? 社交媒体可能上一分钟还在扶植媒体机构和小企业,下一分钟就可能将它们的内容打入冷宫或者改变收入分成模式。同时,数以百万的用户曾经遭遇过私人数据被滥用或者被窃取的切肤之痛,那些依赖互联网平台的创意工作者和创意企业,也遭遇过平台规则突然变化,让他们的受众群和作品盈利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这些平台巨头的巨大能量造成了大范围的社会紧张关系,假新闻泛滥、水军、隐私法和算法偏见等议题掀起激烈辩论。

这就是为何社会思潮又开始转向拥抱由公开规则和社区控制的互联网服务。这些想法终于在最近成为了可能。具体而言,这要感谢基于区块链和密码货币崛起推动的技术创新,通过日渐增长的社会行动试图打造全新的互联网服务。

 
02 谈区块链的实际价值与前景
 

区块链是建立在互联网底层之上的网络,一方面使用诸如区块链的共识机制来维持和更新状态。用户或者开发者可以信任运行于区块链电脑上的一段代码能一如既往的按照设计理念运行下去,即使是网络中的个别参与者起了异心,试图破坏该网络,但是都无法得逞。

另一方面使用加密代币来激励共识参与者(采矿者/验证者)和其他网络参与者。 激励机制是加密货币这场运动中最令人兴奋的一点,它使得这个区块链网络平台中的所有参与者都是利益一致的,大家同在一条船上就不会互相伤害。

这种激励机制最精彩的地方不单是激励了初创公司或开发人员在平台上开发新的应用,更加是激励了人们在初期就愿意为这个平台服务,令新的平台以一种前所未见之高速成长,而比特币、以太坊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互联网时代,当你创办一个需要网络效应的生意时,好消息往往是一旦你拥有一定的用户量,你之后就很容易成功了;但坏消息却是,直到你拥有一定的用户量,你的生意模式从外界看来都是一榻糊涂的。就好像只有一个用户的约会网站是世界上最差的创意,但有一百万个用户的约会网站就听起来说服力大很多了,但创办人面对的问题是怎样做到这一点?

我曾经是企业家,现在是投资者。从个人经验来说,其实需要网络效应的生意有99%在初创阶段就会失败。但当你问Airbnb创办人布莱恩切斯基或Ebay的创办人如何克服「先是有鸡还是有蛋」时,他们总是有一些英雄式的故事,讲述自己如何通过纯粹的意志力、诡计或金钱去突破重重难关,但互联网上其实只有大概15个具规模效应的平台。你可以想像可能有其他一百万间初创公司因为一直没有通过初创阶段而失去使世界进步、改善现有服务的机会。

因此,加密货币更像是为所有初创公司都会遇到的「先是有鸡还是有蛋」典型难题提供一个通用的解决方案,当没有足够的用户去创造平台价值时,让你可以用财务价值去激励早期用户,但慢慢地你给后期的用户越来越少的财务价值,因为后期平台成形后,后期的用户已经可以享受到平台带来的价值。

在具体的激励机制层面,权益证明机制(Proof of Stake, PoS)正在得到越来越多人的使用,而最明显的地方是以太坊从工作量证明机制(Proof of Work, PoW)到权益证明机制的转变,该机制令共识机制有更大的设计空间,例如可以在共识机制中增加惩罚机制,这是此前机制没有发生过的。

电子邮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它没有任何惩罚机制,所以就会有一个很坏的因果循环。当人们发现发送电子邮件是完全不需要成本的,就会有人发送十亿封电子邮件,这是一个大问题。 你想想,如果每次创建一个新的电子邮件帐户、发送垃圾邮件都需要付出成本,人们就自然在做之前会先考虑成本问题。这种惩罚机制就会大大改善现在的电子邮件问题。

区块链网络还会使用多种机制来确保自身在增长时保持中立,防止变成中心化。首先,区块链网络和参与者之间的合同是在开源代码中执行的。大型互联网平台上的不负责任的员工决定如何对信息进行排名和过滤,哪些用户得到提升、哪些被禁止。在区块链行业,这些决定由社区来做,并且是使用公开和透明的机制。正如我们从现实世界所知道的那样,民主制度并不完美,但比替代方案要好得多。

其次,区块链网络参与者通过「发出声音」和「退出」机制进行监督。参与者通过社区治理「发出声音」,包括「在链上」(通过协议)和「链下」(通过协议周围的社会结构)。如果对区块链网络现状不满意,参与者可以通过出售他们的代币退出,或者在极端情况下实施分叉。

简而言之,区块链网络把网络参与者凝聚在一起共同努力实现共同目标——网络的增长和代币的升值,这种一致的联盟关系是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得以继续藐视怀疑论者和保持繁荣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今,加密货币行业遭受的最大挑战是如何防止他们自身变得中心化,还有更严重的限制是性能和可扩展性。接下来几年,行业发展重心将是解决这些限制,同时加强加密网络的基础设施建设。之后,大部分资源将转向在该基础设施之上建设去中心化应用程序。

中心化应用系统通常开始做得很好,像互联网巨头GAFA有许多优势,包括庞大的现金储备、用户基础和运营基础设施。而去中心化的系统通常在开始并不完善,但在适当的条件下它们所吸引的新贡献者会成倍增长。

对开发人员和企业家来说,区块链网络有更吸引人的价值主张。如果区块链网络能够赢得这些开发者的充分认可,可以调动比GAFA更多的资源,并迅速研发出超过他们的产品。

而且,世界上有数百万高技能的开发者,只有一小部分在大型科技公司工作,而在新产品开发上则更小了。历史上许多最重要的软件项目都是由更多的创业公司或独立开发者社区创建的。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系统会赢得互联网下一个时代的问题可以归结为谁会构建最具吸引力的产品,谁能赢得更多高质量的开发人员和企业家的支持是关键。

最终,人们不再需要将信任寄托在某个企业身上,我们可以将信任托付给社区拥有并运行的软件,最终,把互联网的治理原则从「不作恶」don’t be evil 重新变成「无法作恶」can’t be evil。


核心参考素材:

《Chris Dixon:为什么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很重要?》

《Chris Dixon:为什么我相信区块链会重塑互联网生态》

《Fred Wilson 和 Chris Dixon 谈「破坏性创新」,超级有趣的事情正在发生》


作者/胡韬 查看全部
201907080625321.jpeg

Chris Dixon


Chris Dixon是当前区块链领域最具影响的投资人之一,他在1999年硕士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哲学系,并在经历多年传统金融投资经验后于2013年加入投资机构a16z ,目前担任a16z crypto普通合伙人。在Chris Dixon看来,区块链就是硅谷再次升起的海盗旗,引领大家投入有趣、略带危险而具有颠覆性的活动中。Chris Dixon在a16z 的第一笔投资是Ripple,此后陆续投出了 Coinbase、OpenBazaar等明星项目,在成绩显赫的同时也推动A16Z成为区块链行业最具影响力的投资机构之一。

在进入加密货币行业6年以来,Chris Dixon已经形成一系列丰富而精彩的区块链思想体系,链捕手(ID:iqklbs)通过搜集大量资料对Chris Dixon的相关言论进行了整理并组织成文,相信对能对各位读者大有裨益。


01 谈加密货币发展的背景
 

今天的互联网更像是迪士尼乐园。如果我在迪士尼乐园开了餐厅,乐园认为我赚钱太多,就可能抬高租金或者改变规则。现在脸书、谷歌和苹果上造的东西就是这样。

我们生活在这个迪士尼乐园般的互联网里,我不认为这是件好事。我觉得它不如以前那么多样化、令人激动、不再那么有趣和富有创造力了。它毁了那些有创意的商业模型。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去改变这现状,会在创业领域付出巨大的代价并错失很多机会,下一个Mark Zuckerberg、 Larry Page将很难起步把生意做起来。

回顾过去二十年历史,目前在互联网创造新东西大概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你通过非营利、公益的方式来开发底层协议,这也是互联网早期所采用的,通过由政府和学术机构设计最核心的协议,包括HTTP 协议、 TCP/IP 协议、HTML、SMTP(邮件协议),这些都运行得非常好。但你再看看这些协议诞生后的二十年还有什么好的协议出现过?

比如现在所有上网的人访问一个网站都要依赖一个加密程式库OpenSSL与SSL沟通,来帮你加密在网上输入的银行密码、用户密码等敏感数据,以防被人偷走。

但是当一个重大的安全漏洞 — — 心血漏洞(Heartbleed bug)出现后,大家才发现OpenSSL这么重要的加密程式库竟然只有一个半开发人员在维护,你可以说事实上已经停止了开发。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协议本身是没有商业价值的,所以就没有人再愿意关注它了。

另一种开发模式就是创办企业赚钱支持开发,例如Facebook、Google这样赚取广告收入或 Amazon赚取交易手续费,再重新投入到科技开发,而全世界基本上所有的投资、聪明的开发人员的精力都被中心化管理的企业吸走。

你再看看,其实这个世界同时又有一群不受聘于这些平台公司的开发人员,在本质上可以说是已经多年被这些「平台」所利用,他们费尽心神开发的应用可能最后被这些平台封杀,或你不再反抗、愿意付出收入的百分之三十的过路费(AppStore/Google Play的手续费比例)得以在平台生存。

这个群体现在非常沮丧,希望寻找一种新的模式去支持开发应用的成本,而通过加密货币把底层资源出售的新经济模式,其实非常契合这种渴望和需求。

同时,从上世纪 80 年代到本世纪初,主流的互联网服务都是建立在由互联网社区控制的公开协议之上的。譬如,被称为互联网世界「电话本」的域名解析系统 DNS,是由个人及组织构成的分布式网络所控制的,采用了公开创造和管理的规则,可以让任何遵循社区标准的个人或组织拥有域名,在互联网世界中占有一席之地。

这也意味着公司运营网络和电邮收发的服务受到监督,如果它们行为不端,用户可以将自己的域名服务转移存放到其它服务提供商那里。

但从本世纪第一个 10 年的中期到现在,互联网用户对公开协议的信任被换成对企业管理团队的信任。谷歌、推特和 Facebook 等企业打造了超越公开协议能力的软件及服务,用户聚集到这些设计更为精巧的平台上了。

可是这些平台的代码属于这些公司的私有财产,对这些平台的监管规则可能瞬息发生变化。

社交网络如何决定核准或者拉黑一位用户?搜索引擎如何决定网站排名? 社交媒体可能上一分钟还在扶植媒体机构和小企业,下一分钟就可能将它们的内容打入冷宫或者改变收入分成模式。同时,数以百万的用户曾经遭遇过私人数据被滥用或者被窃取的切肤之痛,那些依赖互联网平台的创意工作者和创意企业,也遭遇过平台规则突然变化,让他们的受众群和作品盈利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这些平台巨头的巨大能量造成了大范围的社会紧张关系,假新闻泛滥、水军、隐私法和算法偏见等议题掀起激烈辩论。

这就是为何社会思潮又开始转向拥抱由公开规则和社区控制的互联网服务。这些想法终于在最近成为了可能。具体而言,这要感谢基于区块链和密码货币崛起推动的技术创新,通过日渐增长的社会行动试图打造全新的互联网服务。

 
02 谈区块链的实际价值与前景
 

区块链是建立在互联网底层之上的网络,一方面使用诸如区块链的共识机制来维持和更新状态。用户或者开发者可以信任运行于区块链电脑上的一段代码能一如既往的按照设计理念运行下去,即使是网络中的个别参与者起了异心,试图破坏该网络,但是都无法得逞。

另一方面使用加密代币来激励共识参与者(采矿者/验证者)和其他网络参与者。 激励机制是加密货币这场运动中最令人兴奋的一点,它使得这个区块链网络平台中的所有参与者都是利益一致的,大家同在一条船上就不会互相伤害。

这种激励机制最精彩的地方不单是激励了初创公司或开发人员在平台上开发新的应用,更加是激励了人们在初期就愿意为这个平台服务,令新的平台以一种前所未见之高速成长,而比特币、以太坊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互联网时代,当你创办一个需要网络效应的生意时,好消息往往是一旦你拥有一定的用户量,你之后就很容易成功了;但坏消息却是,直到你拥有一定的用户量,你的生意模式从外界看来都是一榻糊涂的。就好像只有一个用户的约会网站是世界上最差的创意,但有一百万个用户的约会网站就听起来说服力大很多了,但创办人面对的问题是怎样做到这一点?

我曾经是企业家,现在是投资者。从个人经验来说,其实需要网络效应的生意有99%在初创阶段就会失败。但当你问Airbnb创办人布莱恩切斯基或Ebay的创办人如何克服「先是有鸡还是有蛋」时,他们总是有一些英雄式的故事,讲述自己如何通过纯粹的意志力、诡计或金钱去突破重重难关,但互联网上其实只有大概15个具规模效应的平台。你可以想像可能有其他一百万间初创公司因为一直没有通过初创阶段而失去使世界进步、改善现有服务的机会。

因此,加密货币更像是为所有初创公司都会遇到的「先是有鸡还是有蛋」典型难题提供一个通用的解决方案,当没有足够的用户去创造平台价值时,让你可以用财务价值去激励早期用户,但慢慢地你给后期的用户越来越少的财务价值,因为后期平台成形后,后期的用户已经可以享受到平台带来的价值。

在具体的激励机制层面,权益证明机制(Proof of Stake, PoS)正在得到越来越多人的使用,而最明显的地方是以太坊从工作量证明机制(Proof of Work, PoW)到权益证明机制的转变,该机制令共识机制有更大的设计空间,例如可以在共识机制中增加惩罚机制,这是此前机制没有发生过的。

电子邮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它没有任何惩罚机制,所以就会有一个很坏的因果循环。当人们发现发送电子邮件是完全不需要成本的,就会有人发送十亿封电子邮件,这是一个大问题。 你想想,如果每次创建一个新的电子邮件帐户、发送垃圾邮件都需要付出成本,人们就自然在做之前会先考虑成本问题。这种惩罚机制就会大大改善现在的电子邮件问题。

区块链网络还会使用多种机制来确保自身在增长时保持中立,防止变成中心化。首先,区块链网络和参与者之间的合同是在开源代码中执行的。大型互联网平台上的不负责任的员工决定如何对信息进行排名和过滤,哪些用户得到提升、哪些被禁止。在区块链行业,这些决定由社区来做,并且是使用公开和透明的机制。正如我们从现实世界所知道的那样,民主制度并不完美,但比替代方案要好得多。

其次,区块链网络参与者通过「发出声音」和「退出」机制进行监督。参与者通过社区治理「发出声音」,包括「在链上」(通过协议)和「链下」(通过协议周围的社会结构)。如果对区块链网络现状不满意,参与者可以通过出售他们的代币退出,或者在极端情况下实施分叉。

简而言之,区块链网络把网络参与者凝聚在一起共同努力实现共同目标——网络的增长和代币的升值,这种一致的联盟关系是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得以继续藐视怀疑论者和保持繁荣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今,加密货币行业遭受的最大挑战是如何防止他们自身变得中心化,还有更严重的限制是性能和可扩展性。接下来几年,行业发展重心将是解决这些限制,同时加强加密网络的基础设施建设。之后,大部分资源将转向在该基础设施之上建设去中心化应用程序。

中心化应用系统通常开始做得很好,像互联网巨头GAFA有许多优势,包括庞大的现金储备、用户基础和运营基础设施。而去中心化的系统通常在开始并不完善,但在适当的条件下它们所吸引的新贡献者会成倍增长。

对开发人员和企业家来说,区块链网络有更吸引人的价值主张。如果区块链网络能够赢得这些开发者的充分认可,可以调动比GAFA更多的资源,并迅速研发出超过他们的产品。

而且,世界上有数百万高技能的开发者,只有一小部分在大型科技公司工作,而在新产品开发上则更小了。历史上许多最重要的软件项目都是由更多的创业公司或独立开发者社区创建的。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系统会赢得互联网下一个时代的问题可以归结为谁会构建最具吸引力的产品,谁能赢得更多高质量的开发人员和企业家的支持是关键。

最终,人们不再需要将信任寄托在某个企业身上,我们可以将信任托付给社区拥有并运行的软件,最终,把互联网的治理原则从「不作恶」don’t be evil 重新变成「无法作恶」can’t be evil。


核心参考素材:

《Chris Dixon:为什么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很重要?》

《Chris Dixon:为什么我相信区块链会重塑互联网生态》

《Fred Wilson 和 Chris Dixon 谈「破坏性创新」,超级有趣的事情正在发生》


作者/胡韬

富士通:推出基于区块链的身份认证服务,提升在线交易各方可信度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5 14:00 • 来自相关话题

图片来源:fujitsu官网


据富士通(Fujitsu)7月4日发布的一份公告称,日本科技研究公司富士通研究所(Fujitsu Laboratories)开发了一项基于区块链的用于评估在线交易中的用户凭证、身份和可信度的解决方案。

据报道,该解决方案将对存储在区块链中的用户进行评级,为每个用户打上一个“可信度评分”。当交易发生时,用户会对彼此进行评分,而这项技术会对这些数据进行评估,从而猜测用户彼此之间的关系。

公告称,其他用户在同意交易前可以看到其他人的信任评分有多高。

富士通声称,该解决方案与其他去中心化身份验证(DID)解决方案相比具有优势,后者是一类通过第三方进行身份验证和凭证验证的解决方案。

据报道,在某些类似的解决方案中,用户可以与不良行为第三方合谋伪造他们的记录。富士通声称,他们的解决方案通过使用基于图形的方法来了解用户关系,从而避免了此类阴谋。

据称,富士通的系统并非仅仅依赖原始指标,而是通过查看用户的交易关系图来消除串谋,其在公告中写道:

    “即使用户与第三方串通,不恰当地提高了他们的评分,这种关系图表也会暴露出他们与其他用户关系的弱点等信息,让系统有可能识别出虚假陈述。”


富士通在他们的公告中表示,其目标之一是在2019财年的某个时候,将这一新的解决方案集成到其基于区块链的富士通智能数据服务Virtuora DX数据分发和利用服务中。

正如Cointelegraph之前报道的那样,富士通和科技巨头索尼均证实,他们将在2月份合作推出一个基于区块链的试点项目。这个项目旨在利用区块链技术使学校的记录和成绩更加可信。

据报道,该试点项目将利用富士通的教育平台Fisdom作为评估外国学生能力的一种手段,当他们申请去某所日语学校就学时,该系统会对他们所持的证书进行对比:

    “该课程平台将收集学生的考试成绩、日语会话能力和学习时间等数据,并将其作为证书存储在区块链上。通过将区块链上的证书数据与未来学生提交的教育证书进行比较,Human Academy将能够基于这一高度可靠的数据准确掌握学生个体的语言能力。”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fujitsu-unveils-blockchain-based-identity-and-credential-rating-service
作者:Max Boddy
编译:Libert 查看全部
201907050429437543.jpg

图片来源:fujitsu官网


据富士通(Fujitsu)7月4日发布的一份公告称,日本科技研究公司富士通研究所(Fujitsu Laboratories)开发了一项基于区块链的用于评估在线交易中的用户凭证、身份和可信度的解决方案。

据报道,该解决方案将对存储在区块链中的用户进行评级,为每个用户打上一个“可信度评分”。当交易发生时,用户会对彼此进行评分,而这项技术会对这些数据进行评估,从而猜测用户彼此之间的关系。

公告称,其他用户在同意交易前可以看到其他人的信任评分有多高。

富士通声称,该解决方案与其他去中心化身份验证(DID)解决方案相比具有优势,后者是一类通过第三方进行身份验证和凭证验证的解决方案。

据报道,在某些类似的解决方案中,用户可以与不良行为第三方合谋伪造他们的记录。富士通声称,他们的解决方案通过使用基于图形的方法来了解用户关系,从而避免了此类阴谋。

据称,富士通的系统并非仅仅依赖原始指标,而是通过查看用户的交易关系图来消除串谋,其在公告中写道:


    “即使用户与第三方串通,不恰当地提高了他们的评分,这种关系图表也会暴露出他们与其他用户关系的弱点等信息,让系统有可能识别出虚假陈述。”



富士通在他们的公告中表示,其目标之一是在2019财年的某个时候,将这一新的解决方案集成到其基于区块链的富士通智能数据服务Virtuora DX数据分发和利用服务中。

正如Cointelegraph之前报道的那样,富士通和科技巨头索尼均证实,他们将在2月份合作推出一个基于区块链的试点项目。这个项目旨在利用区块链技术使学校的记录和成绩更加可信。

据报道,该试点项目将利用富士通的教育平台Fisdom作为评估外国学生能力的一种手段,当他们申请去某所日语学校就学时,该系统会对他们所持的证书进行对比:


    “该课程平台将收集学生的考试成绩、日语会话能力和学习时间等数据,并将其作为证书存储在区块链上。通过将区块链上的证书数据与未来学生提交的教育证书进行比较,Human Academy将能够基于这一高度可靠的数据准确掌握学生个体的语言能力。”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fujitsu-unveils-blockchain-based-identity-and-credential-rating-service
作者:Max Boddy
编译:Libert

区块链就是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吗?

回复

攻略trader 回复了问题 • 4 人关注 • 3 个回复 • 327 次浏览 • 2018-08-17 15:55 • 来自相关话题

STO先行者、美“区块链概念股”Overstock辉煌难续

公司onchain 发表了文章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Overstock能否再次依靠区块链热点“二次续命”还有待商榷。



8月12日,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子公司tZero宣布,其于2018年8月以私募形式发行的股权证券类代币TZROP现已可转售给非认可的投资者,持有该令牌的投资人,将每季度平分该公司10%的利润,该利润不仅可以用美元支付,还可以用比特币(BTC)和以太坊(ETH)等加密货币支付。

此举意味着tZero所推出的STO代币TZROP现已对公众开放二级市场交易,而这一进度与tZero于去年10月份公布的一份路线图进展大致相同。

境外区块链媒体TheBlock的分析师认为,TZROP二级市场的的开通将会改善tZero的流动性,进而增加Overstock旗下区块链板块的收入,从而扩大Overstock未来一年内的现金流。

但是结合tZero以及TZROP发展趋势来看,TZROP面对公众开放二级市场或许意义并不大。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积极拥抱区块链行业的Overstock已经依靠区块链热点“续命”一次,但是三年已过,Overstock依旧未能在区块链上实现大幅盈利,而Overstock现今的主推业务STO也在市场遇冷。

因此Overstock能否再次依靠区块链热点“二次续命”还有待商榷。

 
Overstock积极拥抱加密货币 股价创新高
 

Overstock上线于1999年,为美国一家知名在线购物网站,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尾货处理网商之一。但是随着电商领域中亚马逊以及Ebay等新巨头的出现,Overstock的竞争力越来越弱,自2009年开始,Overstock的美股市场表现持续低迷,据Overstock财报显示,Overstock长期处于负盈利状态。

2014年,Overstock首次公布了其基于区块链的私有和共有股权交易平台,正式宣布进军区块链行业,自此,Overstock逐渐转型成为一家“区块链电商”;

2015年8月,Overstock揭露其区块链交易平台项目TØ(现tZero),但该平台交易量并不乐观;

2015年12月底,SEC通过了Overstock在同年提交的一份招股说明书,它将通过区块链发行证券型通证,截至2015年年底,Overstock都并未依靠区块链实现任何盈利;

直到2016年,Overstock旗下子公司t0.com.Inc(tZero)宣布成功在其分布式账本平台上发行记名证券,并募集了大约190万美元的资金;

2017年8月,Overstock宣布开始全面接受以太坊;

Overstock的努力在其股票市价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虽短期内的增幅不大,但是自2014年开始,Overstock的市价一直处于缓慢上升状态。

2017年年底,比特币几度冲击2万美元大关,在牛市的大背景下,Overstock积极拥抱ICO。

2017年10月,其CEO PatrickByrne在公开场合宣布Overstock旗下的控股子公司tZERO,将发行5亿枚名称为“tZERO”的代币,预计为公司募集超过5亿美元资金;

除发行代币外,Byrne更是数次表示预备将Overstock的零售业务出售,全力发展区块链业务,并为此制定了时间表。

因此2017年Q4,Overstock市价急剧上涨,最高达到82.10美元,季度内涨幅逾200%。






除了在美股市场上表现亮眼之外,原有业务发展艰难的Overstock还获得了传统资本的青睐。

2018年1月,Overstock在一份美国证券交易所委员会(SEC)备案文件中指出,一位权证持有者刚刚购买了该公司价值一亿美元的股票。后多方消息显示,这位权证持有者为索罗斯。

同月,Overstock股价达到了其上市以来的最高价——89.80美元,Overstock甚至一度成为传统巨头入局区块链行业的代表。

 
高光过后 颓势渐显
 

高光过后,如无实际成果支撑,则必显颓势。

2018年,Overstock入局区块链业务已近四年,但是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状态,通过消息面刺激二级市场股价这一策略逐渐开始失效。而ICO模式也开始在各国受到越来越严厉的监管。

随着ICO红利的逐渐消失,Overstock也逐渐开始结束他的区块链狂欢。

2018年2月,Overstock开始一路下跌。尽管有分析师认为,Overstock的出现可以为传统资本提供入局比特币的桥梁,但是这一观点不仅未在资本市场里得到认可,甚至也未起到鼓舞二级市场的作用。

期间,Overstock将拥抱ICO的策略转变为以STO进行融资,相较于野蛮生长的ICO而言,STO向监管靠拢,更为符合监管要求。

2018年10月前后,STO迎来风口,在已持续半年多的熊市里,STO为诸多投资者带来希望。

而Overstock则为自己树立起了一副“STO先行者”的姿态。2018年10月12日,Overstock宣布首批基于以太坊发行的STO之一——tZero,已于10月12日完成证券代币发行(STO)。

此后,Overstock开始频繁的放出相关消息。

2019年1月3日,Overstock宣布从今年2月起,将使用比特币支付商业活动税,该支付方式将通过OhioCrypto.com完成;

2019年1月8日,有消息称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公司tZERO已为“加密集成平台”申请专利;

2019年1月底,身为STO交易平台的tZero正式上线;

2019年3月12日,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子公司Medici Ventures宣布,已收购区块链银行平台Bankorus5.1%的股份;

2019年1月至2019年2月,Overstock的二级市场曾出现过短暂回暖,但是基于STO前景不甚明朗这一现状,Overstock并未依靠这一举措收付其在二级市场上的“失地”。

至今年5月,Overstock市价一度达到历史最低点8.96美元,较最高点跌去90%。

 
tZero前景几何?
 

8月9日,美国电商巨头Overstock公布了其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在整个Q2季度,Overstock的总和收入约为3.74亿美元,税前亏损2800万美元,其零售业调整后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160万美元。

经财经网·链上财经查询,Q2财报发布当日Overstock市价上涨18.32%,至8月12日,最高涨至26.46美元每股,但随即开始回落,现报20.58美元每股,较周一的最高价下跌已逾22%,而这一价格较其上市以来的最高点已跌去77%。

基于财报数据,Overstock将其Q2的零售业绩以及区块链业绩形容为“强劲业绩”,并表示其所推出的tZero为行业内杀手级应用,有利于将区块链产品引入现实世界。

不可否认,tZero确实是属于STO领域中的头部产品,但是综合全行业而言,tZERO的实际价值还有待商榷。

实际上,纵观Overstock的Q2财报链上财经得知,无论是零售业务还是区块链业务,其在Q2交出的成绩单实在不容乐观,最为明显的则是Overstock的季度营收和每股收益依旧低于预期。

虽说毛利率上升了0.8%,但其上升的主要原因在于成本的降低以及销售和营销活动的减少,在2019年Q2,Overstock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减少了63%。

但是销售和营销活动的大幅减少却带来了总净收入的减少,在其关键指标中,Q2季度总净收入同比下降23%,季度毛利润同比减少19%。

而与现今风头大盛诸多区块链概念股不同的是,Overstock在区块链领域中投入了大量的真金白银,并将重点放在区块链领域内的金融市场上,但是截至目前为止,其区块链业务依旧未能产生较高收入。

在其合并现金流量表上,并未披露其2019年度因发行STO所产生的现金流量。






但是就其合并营业报表可知,零售业务收入占其总收入的98.3%,tZero业务所带来的收入仅占其零售业务收入的1.5%,在此情况下,tZero业务的税前亏损额却比零售业务的税前亏损额高10%。而在2018年同期,tZero业务的税前亏损额远低于现今水平。

虽说目前tZero业务的边际贡献略高于零售业务,但这并不意味着tZero业务是一门好生意。

由前文可知,tZero在去年10月份成功发行了证券型通证TZROP,这是以太坊主网上第一例完成的STO案例。但是今年1月正式上线以后,TZROP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就已较开盘价跌去60%。

据媒体报道,尽管TZROP一路暴跌,但是tZero的CEO Saum Noursalehi依旧对未来充满信心,他认为TZROP的价值只是在短时间里受到抑制,之后会完全恢复,并会在面向公众开放交易以前就超过10美元。

依现状可知,SaumNoursalehi的美好愿景已然落空。且与去年STO大热的环境不同,目前STO在市场上已无多少声音。

而除去市价一路暴跌之外,tZero平台本身也备受质疑。

综合多方报道可知,tZero上线后多次出现技术故障,且日活较低。基于STO市场存量用户较少这一困境,tZero要想获得大量新增用户可谓困难。

据互链脉搏八月初统计,截至8月5日,2019年加密货币每月的融资总额基本维持在2-3亿美元之间,但7月份,加密货币市场ICO、IEO、STO总融资额不足1亿美元,跌至0.48亿美元,较6月环比下降83.13%。而其中STO更是无一例融资完成。

因此,尽管tZero上唯一支持的币种TZROP已开放二级市场交易,但是其交易量并不容乐观。经链上财经查证,目前tZero官网上并未有任何交易信息显示。






俨然,挂靠STO热点的tZero或许并不适宜帮助Overstock绝地翻身。但是对于Overstock而言,区块链业务以及成为一项高投入低回报的低收益产品,但是基于以前依靠区块链获得的巨大甜头,难以在传统业务上进行转型的Overstock,同样也难以从区块链中抽身而出。 查看全部
ca-times.brightspotcdn_.com_.jpg


Overstock能否再次依靠区块链热点“二次续命”还有待商榷。




8月12日,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子公司tZero宣布,其于2018年8月以私募形式发行的股权证券类代币TZROP现已可转售给非认可的投资者,持有该令牌的投资人,将每季度平分该公司10%的利润,该利润不仅可以用美元支付,还可以用比特币(BTC)和以太坊(ETH)等加密货币支付。

此举意味着tZero所推出的STO代币TZROP现已对公众开放二级市场交易,而这一进度与tZero于去年10月份公布的一份路线图进展大致相同。

境外区块链媒体TheBlock的分析师认为,TZROP二级市场的的开通将会改善tZero的流动性,进而增加Overstock旗下区块链板块的收入,从而扩大Overstock未来一年内的现金流。

但是结合tZero以及TZROP发展趋势来看,TZROP面对公众开放二级市场或许意义并不大。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积极拥抱区块链行业的Overstock已经依靠区块链热点“续命”一次,但是三年已过,Overstock依旧未能在区块链上实现大幅盈利,而Overstock现今的主推业务STO也在市场遇冷。

因此Overstock能否再次依靠区块链热点“二次续命”还有待商榷。

 
Overstock积极拥抱加密货币 股价创新高
 

Overstock上线于1999年,为美国一家知名在线购物网站,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尾货处理网商之一。但是随着电商领域中亚马逊以及Ebay等新巨头的出现,Overstock的竞争力越来越弱,自2009年开始,Overstock的美股市场表现持续低迷,据Overstock财报显示,Overstock长期处于负盈利状态。

2014年,Overstock首次公布了其基于区块链的私有和共有股权交易平台,正式宣布进军区块链行业,自此,Overstock逐渐转型成为一家“区块链电商”;

2015年8月,Overstock揭露其区块链交易平台项目TØ(现tZero),但该平台交易量并不乐观;

2015年12月底,SEC通过了Overstock在同年提交的一份招股说明书,它将通过区块链发行证券型通证,截至2015年年底,Overstock都并未依靠区块链实现任何盈利;

直到2016年,Overstock旗下子公司t0.com.Inc(tZero)宣布成功在其分布式账本平台上发行记名证券,并募集了大约190万美元的资金;

2017年8月,Overstock宣布开始全面接受以太坊;

Overstock的努力在其股票市价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虽短期内的增幅不大,但是自2014年开始,Overstock的市价一直处于缓慢上升状态。

2017年年底,比特币几度冲击2万美元大关,在牛市的大背景下,Overstock积极拥抱ICO。

2017年10月,其CEO PatrickByrne在公开场合宣布Overstock旗下的控股子公司tZERO,将发行5亿枚名称为“tZERO”的代币,预计为公司募集超过5亿美元资金;

除发行代币外,Byrne更是数次表示预备将Overstock的零售业务出售,全力发展区块链业务,并为此制定了时间表。

因此2017年Q4,Overstock市价急剧上涨,最高达到82.10美元,季度内涨幅逾200%。

20190815211221qn7X.png


除了在美股市场上表现亮眼之外,原有业务发展艰难的Overstock还获得了传统资本的青睐。

2018年1月,Overstock在一份美国证券交易所委员会(SEC)备案文件中指出,一位权证持有者刚刚购买了该公司价值一亿美元的股票。后多方消息显示,这位权证持有者为索罗斯。

同月,Overstock股价达到了其上市以来的最高价——89.80美元,Overstock甚至一度成为传统巨头入局区块链行业的代表。

 
高光过后 颓势渐显
 

高光过后,如无实际成果支撑,则必显颓势。

2018年,Overstock入局区块链业务已近四年,但是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状态,通过消息面刺激二级市场股价这一策略逐渐开始失效。而ICO模式也开始在各国受到越来越严厉的监管。

随着ICO红利的逐渐消失,Overstock也逐渐开始结束他的区块链狂欢。

2018年2月,Overstock开始一路下跌。尽管有分析师认为,Overstock的出现可以为传统资本提供入局比特币的桥梁,但是这一观点不仅未在资本市场里得到认可,甚至也未起到鼓舞二级市场的作用。

期间,Overstock将拥抱ICO的策略转变为以STO进行融资,相较于野蛮生长的ICO而言,STO向监管靠拢,更为符合监管要求。

2018年10月前后,STO迎来风口,在已持续半年多的熊市里,STO为诸多投资者带来希望。

而Overstock则为自己树立起了一副“STO先行者”的姿态。2018年10月12日,Overstock宣布首批基于以太坊发行的STO之一——tZero,已于10月12日完成证券代币发行(STO)。

此后,Overstock开始频繁的放出相关消息。

2019年1月3日,Overstock宣布从今年2月起,将使用比特币支付商业活动税,该支付方式将通过OhioCrypto.com完成;

2019年1月8日,有消息称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公司tZERO已为“加密集成平台”申请专利;

2019年1月底,身为STO交易平台的tZero正式上线;

2019年3月12日,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子公司Medici Ventures宣布,已收购区块链银行平台Bankorus5.1%的股份;

2019年1月至2019年2月,Overstock的二级市场曾出现过短暂回暖,但是基于STO前景不甚明朗这一现状,Overstock并未依靠这一举措收付其在二级市场上的“失地”。

至今年5月,Overstock市价一度达到历史最低点8.96美元,较最高点跌去90%。

 
tZero前景几何?
 

8月9日,美国电商巨头Overstock公布了其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在整个Q2季度,Overstock的总和收入约为3.74亿美元,税前亏损2800万美元,其零售业调整后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160万美元。

经财经网·链上财经查询,Q2财报发布当日Overstock市价上涨18.32%,至8月12日,最高涨至26.46美元每股,但随即开始回落,现报20.58美元每股,较周一的最高价下跌已逾22%,而这一价格较其上市以来的最高点已跌去77%。

基于财报数据,Overstock将其Q2的零售业绩以及区块链业绩形容为“强劲业绩”,并表示其所推出的tZero为行业内杀手级应用,有利于将区块链产品引入现实世界。

不可否认,tZero确实是属于STO领域中的头部产品,但是综合全行业而言,tZERO的实际价值还有待商榷。

实际上,纵观Overstock的Q2财报链上财经得知,无论是零售业务还是区块链业务,其在Q2交出的成绩单实在不容乐观,最为明显的则是Overstock的季度营收和每股收益依旧低于预期。

虽说毛利率上升了0.8%,但其上升的主要原因在于成本的降低以及销售和营销活动的减少,在2019年Q2,Overstock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减少了63%。

但是销售和营销活动的大幅减少却带来了总净收入的减少,在其关键指标中,Q2季度总净收入同比下降23%,季度毛利润同比减少19%。

而与现今风头大盛诸多区块链概念股不同的是,Overstock在区块链领域中投入了大量的真金白银,并将重点放在区块链领域内的金融市场上,但是截至目前为止,其区块链业务依旧未能产生较高收入。

在其合并现金流量表上,并未披露其2019年度因发行STO所产生的现金流量。

20190815211222g3rY.png


但是就其合并营业报表可知,零售业务收入占其总收入的98.3%,tZero业务所带来的收入仅占其零售业务收入的1.5%,在此情况下,tZero业务的税前亏损额却比零售业务的税前亏损额高10%。而在2018年同期,tZero业务的税前亏损额远低于现今水平。

虽说目前tZero业务的边际贡献略高于零售业务,但这并不意味着tZero业务是一门好生意。

由前文可知,tZero在去年10月份成功发行了证券型通证TZROP,这是以太坊主网上第一例完成的STO案例。但是今年1月正式上线以后,TZROP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就已较开盘价跌去60%。

据媒体报道,尽管TZROP一路暴跌,但是tZero的CEO Saum Noursalehi依旧对未来充满信心,他认为TZROP的价值只是在短时间里受到抑制,之后会完全恢复,并会在面向公众开放交易以前就超过10美元。

依现状可知,SaumNoursalehi的美好愿景已然落空。且与去年STO大热的环境不同,目前STO在市场上已无多少声音。

而除去市价一路暴跌之外,tZero平台本身也备受质疑。

综合多方报道可知,tZero上线后多次出现技术故障,且日活较低。基于STO市场存量用户较少这一困境,tZero要想获得大量新增用户可谓困难。

据互链脉搏八月初统计,截至8月5日,2019年加密货币每月的融资总额基本维持在2-3亿美元之间,但7月份,加密货币市场ICO、IEO、STO总融资额不足1亿美元,跌至0.48亿美元,较6月环比下降83.13%。而其中STO更是无一例融资完成。

因此,尽管tZero上唯一支持的币种TZROP已开放二级市场交易,但是其交易量并不容乐观。经链上财经查证,目前tZero官网上并未有任何交易信息显示。

20190815211222gXlC.jpg


俨然,挂靠STO热点的tZero或许并不适宜帮助Overstock绝地翻身。但是对于Overstock而言,区块链业务以及成为一项高投入低回报的低收益产品,但是基于以前依靠区块链获得的巨大甜头,难以在传统业务上进行转型的Overstock,同样也难以从区块链中抽身而出。

亚洲首富:未来一年内将建立全世界最大的区块链网络之一

资讯31qu 发表了文章 • 6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据Economic Times今日消息,印度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主席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于今日中午在公司的年度会议上宣布,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会在公司旗下的一个子公司——Reliance Jio上建立起全世界最大的区块链网络之一。

据公开资料显示,Reliance Industries在今年的世界500强企业排行榜中位列第106位。同时安巴尼是Reliance Industries的总经理,今年以524亿美元的财富登上福布斯富豪榜,位列第13名,成为亚洲首富。

据雅虎财经报道,该区块链网络将专注于印度的内容分发,并将通过向用户提供数据隐私来为行业提供动力。他还表示,等到这个区块链网络正式公开运行的第一天,将会有成千上万个节点在上面运行。

安巴尼在发言中表示:

通过使用区块链,我们可以使得几乎所有类型的交易变得前所未有的安全、可信、高度自动化和高效率。这对印度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能力,尤其考虑到对我们的农产品和其他商品供应链进行现代化改造,而这些商品构成了我们经济的生命线。而且,利用区块链,我们也有机会发明一种全新的数据隐私模式。印度的数据——尤其是客户的数据,应该由印度人民而不是公司——特别是全球公司通过技术拥有和控制。


Reliance Jio全称为信实JIO信息通信有限公司,总部设在印度孟买,是Reliance Industries全资拥有的子公司。该公司在印度不提供2G或3G服务,而是使用LTE语音在其网络上提供语音服务。

2019年5月31日,Reliance Jio成为了印度最大的移动网络运营商和全球第三大移动网络运营商,拥有超过3亿用户。

此外,安巴尼还表示,Reliance Jio和微软已达成长期联盟,以帮助加速印度的数字化转型,并推出云数据中心:“它将帮助组织利用工具和平台构建数字功能。”

据雅虎财经文章显示,2018年11月,Reliance Industries也利用区块链技术与汇丰印度和荷兰国际集团布鲁塞尔银行合作,进行了第一笔贸易融资交易。


会议原文链接:https://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reliance-industries-agm-live-updates/liveblog/70638381.cms

文/小壳 查看全部
20190812185826p8dF.jpeg

 据Economic Times今日消息,印度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主席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于今日中午在公司的年度会议上宣布,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会在公司旗下的一个子公司——Reliance Jio上建立起全世界最大的区块链网络之一。

据公开资料显示,Reliance Industries在今年的世界500强企业排行榜中位列第106位。同时安巴尼是Reliance Industries的总经理,今年以524亿美元的财富登上福布斯富豪榜,位列第13名,成为亚洲首富。

据雅虎财经报道,该区块链网络将专注于印度的内容分发,并将通过向用户提供数据隐私来为行业提供动力。他还表示,等到这个区块链网络正式公开运行的第一天,将会有成千上万个节点在上面运行。

安巴尼在发言中表示:


通过使用区块链,我们可以使得几乎所有类型的交易变得前所未有的安全、可信、高度自动化和高效率。这对印度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能力,尤其考虑到对我们的农产品和其他商品供应链进行现代化改造,而这些商品构成了我们经济的生命线。而且,利用区块链,我们也有机会发明一种全新的数据隐私模式。印度的数据——尤其是客户的数据,应该由印度人民而不是公司——特别是全球公司通过技术拥有和控制。



Reliance Jio全称为信实JIO信息通信有限公司,总部设在印度孟买,是Reliance Industries全资拥有的子公司。该公司在印度不提供2G或3G服务,而是使用LTE语音在其网络上提供语音服务。

2019年5月31日,Reliance Jio成为了印度最大的移动网络运营商和全球第三大移动网络运营商,拥有超过3亿用户。

此外,安巴尼还表示,Reliance Jio和微软已达成长期联盟,以帮助加速印度的数字化转型,并推出云数据中心:“它将帮助组织利用工具和平台构建数字功能。”

据雅虎财经文章显示,2018年11月,Reliance Industries也利用区块链技术与汇丰印度和荷兰国际集团布鲁塞尔银行合作,进行了第一笔贸易融资交易。


会议原文链接:https://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reliance-industries-agm-live-updates/liveblog/70638381.cms

文/小壳

投资的未来:选“新常态”还是“新范式”?

攻略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12 17:13 • 来自相关话题

前言:在目前的经济运作机制下,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继续接受“新常态”,还是拥抱“新范式”?这取决于每个人对未来的理解,对世界经济运作本质的理解,还有对风险和回报的认知。作者Andrew Gillick认为应该抓住未来范式转移下的机会。本文由“蓝狐笔记”社群“HQ”翻译。



从2020年初开始,世界各地的利率趋于零,以及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的出台,这可能是一个年轻投资者生命中的最重要的决定性时刻:抓住胡萝卜,以前所未有的历史高价投资房地产、债券或股票市场,或是进入另外一个基本上不受债务扭曲影响的市场?它能抓住未来十年内可能发生的范式转移机会。让我们来看看低利率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操作房地产、债券和股票价格的,以及如何在投资加密货币市场时减轻被操纵的影响。

自2008年以来,美联储首次降息,尽管国内数据相对强劲,但我们仍然相信降息并不利于经济健康发展。此外,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计划在未来几周内进一步降息。

官方说降息是因为全球经济放缓,但事实上,可以有许多角度来分析,尤其是美国总统要求美元贬值来保持竞争力,使得美国更容易继续为赤字融资,这也可能让美国成为历史上负债最多的国家。

出于控制经济通胀和就业的“正当理由”来调整利率,就意味着要抬高资产价格或企业资产负债表,这本来永远不应该发生!这就是美联储的操作。而世界各地也正在发生越来越多类似的事情。

量化宽松(从债权人到债务人的财富转移)创造的驱动力,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GFC,global Financial crisis )期间首次引入后,被称为“新常态(the new normal)”,如果选择维持原来的经济态势,那么未来几十年来会出现更多相同的情况,就像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一直持续的通货紧缩一样。

 
反向投资者的避风港
 

一直以来,媒体都把比特币称为“金融业的怪物”,它们这样描述加密货币市场:它被潜伏在浅层市场的“巨鲸”(持有大量加密资产的人,通常是早期玩家和投资者)所操纵。相反地,作为顺从的普通公民,散户投资者本应该相信那些维持传统市场运作的数万亿美元债务,而现在这个传统市场与庞氏骗局难以区分。

也许是由于货币操纵的意图正慢慢被揭示,比特币也开始显现其诞生的初衷:一个远离传统市场操纵的避风港。






新常态?在这次美联储降息之前的一个多月里,BLX全球比特币价格一直与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呈负相关。

自从这次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至2.25%以来,比特币上涨了约10%。此次价格走势落后于其他避险资产,如黄金、日元和瑞士法郎,这些资产都受到了冲击,虽然幅度不大。

虽然比特币远不是完美的,但与许多其他市场相比,它看起来仍然像是洗衣房里一堆脏衣服中最干净的那件衬衫。

 
财富大转移
 

从澳大利亚、新西兰到布鲁塞尔,这些国家的央行正迅速转向金融抑制的货币政策,将利率和债券利率降至历史低点,甚至是负利率,这将导致财富从债权人(储户)转移到债务人(借款人)身上。

桥水基金创始人Ray Dalio认为,通过观察债务和信贷的持有者可以让我们洞察到范式转移。

 “通过观察谁拥有什么资产和负债,询问自己央行最需要帮助的是谁,并考虑到他们拥有的工具,找出他们最有可能的操作,你可以得到最有可能的货币政策转变,这就是“范式转移”的主要驱动力。”

最大的债务人是企业。






美国公司债创历史新高,约为15万亿美元。

根据美联储的数据(上图),美国公司债务占GDP的比例达到历史最高值,占GDP的47%(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这个数字接近75%)。全球范围内有近13万亿美元的负收益债务(企业债和国债),还有数万亿美元的债务刚好高于零。






美国AAA公司借贷利率(蓝线)接近历史低点,为3.2%,而信用卡利率刚刚超过纪录高点,为15.1%。
由于借贷利率如此之低,公司债务(在美国股票回购中发挥很大作用)达到历史高位水平。与此同时,信用卡消费贷款也几乎创下历史新高,在企业利率持续下降的同时稳步上升。

在过去十年里,尽管私人部门一直在减轻债务,但企业部门却一直在狼吞虎咽,更重要的是,这是自从央行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回购了大部分政府债务以来,对收购和资产价格上涨的反应。

基尼系数,左轴,介于0(完全相等)和1之间。






低利率带来的美国财富转移,可以从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中反映出来。基尼指数(The Gini Index),被用来衡量一个国家的不平等程度,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它与美联储基金利率呈高度负相关。也就是说,当利率下降时,它会提高富人拥有资产的价格,并扩大贫富差距。

 
负利率:公开市场
 

欧洲有超过40%(即1.4万亿欧元)的公司债券现在的收益率为负,超过50%的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为负;实际上,这相当于借钱还能获得收益。

这些负收益率改变了债券的性质。一般来说,政府或公司会承诺在债券存续期间(通常在2年、5年、10年、20年或30年之间)每年向债权人支付正收益,当债券发行人的信用评级越差,债券收益越高,以补偿风险。反之亦然。

但如果安全的主权债券不能提供正收益率,而高风险的公司收益率也只是稍微高一点,那么它们实际上就不再是固定收益工具。债券已成为资产负债表的会计工具,代表着央行、商业银行和企业之间的转移资金。

为了使其经济从上世纪90年代最大的经济危机中复苏,日本是第一个尝试负利率和债券负收益率的国家。其目标是使经济(而非资产)保持通胀,但在经历了20多年的负利率和零利率之后,这个国家仍然处于通货紧缩,尽管很奇怪,但经济也没有停滞不前。

 
房产市场
 

美国、加拿大、爱尔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主要楼市,因创纪录的低利率和外国资金流入而遭到扭曲,将房价推高至平均收入的数倍,超过了当地大多数年轻人的承受能力。

新西兰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New Zealand)和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是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今年首次降息的国家。在这两个国家,银行业(新西兰超过60%)向房地产市场暴露了严重的风险敞口,两国的主要银行都拥有相同的母公司(四大银行the Big Four banks)。





新西兰房价与家庭债务的相关性为0.82(高度相关),来源:Steve Keen教授


这两个国家的利率都处于历史最低水平,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分别为1.5%和1.25%,低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紧急水平,今年可能还有2次进一步降息。RBA和RBNZ都将召开会议,预计将宣布降息。而加拿大央行(Canadian Central Bank)却逆势而上,从全球金融危机(GFC)历史低点上调利率至1.75%。





澳大利亚房价与家庭债务的相关性为0.6,来源:Steve Keen教授


金融宣传
 

首次购房者往往会被鼓励用10万美元、以5:1的杠杆去贷款买房,他们缺乏经验,而且数据的真实性受媒体、房地产经纪人、开发商的影响,并被利率、债务增长率、以及离岸资本流动所操纵。

尽管出现了十年的警告信号,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政府最近才出台更严格的反洗钱和外国投资者政策,以抵御来自国外投机者和洗钱活动。然而,正是这些海外资本流动提供了这些市场的大部分流动性。





新西兰房地产市场的海外买家数量。来源: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


去年年底,新西兰提出立法,首次要求非本国公民需要申请才能购买房产。此后,按照新西兰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与前一年相比,2019前三个月海外买家的数量下降了81%。

类似的是,自从推出“空屋房产税”来抵御外国投机者以来,温哥华5月份的房屋销售量环比下降了90%。目前,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是世界上最贵的市场之一,房价几乎是平均收入的9倍。随着海外买家禁令的出台,尤其是在高端房屋市场,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房屋市场开始出现成交量和价格大幅下降的趋势。





针对首次购房者的三则广告,位于奥克兰市中心同一个公交候车亭的同一家银行。语言和意象公开操控人们的情绪。来源:The author


为了减缓楼市顶端和底端价格之间价差的缩小的速度,商业银行开始了称为“金融宣传”的活动,以吸引首次购房者进入楼市,提高销售量,重新树立市场信心。随着新西兰信贷增长放缓,银行利用史上最低利率的诱饵,纷纷推出各种花哨的广告和优惠。

尽管新西兰主流媒体都在报道住房短缺危机,尤其是在奥克兰,但事实恰恰相反:住房库存积压创先历史记录,建筑许可也处于历史高位。






S&P/Case-Shiller 20个美国城市综合房价指数,目前远高于次贷时代的历史高点。

此外,当前美国的房价已经远远高于之前次贷危机的历史高点。而次贷危机时的房价导致美国陷入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

 
新型爱尔兰房产危机
 

要想了解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目前市场的情况,我们可以回顾一下,爱尔兰在“凯尔特虎(Celtic Tiger)”建筑热潮(2000-2007年)前后的情况。

凯尔特虎(Celtic Tiger)泡沫破裂后,在全国,尤其是在都柏林,留下了数万栋未完工的房屋和公寓。在全球金融危机、利率创下历史新低后,风险投资和对冲基金在全球范围内收割不良资产,包括都柏林的许多地产板块。他们在之前未完成的项目上埋伏上好几年,等待着价格和租金回升,然后慢慢地向市场上释放供应。





爱尔兰无家可归的总人数达到历史新高,超过10000人,来源Focus.ie


爱尔兰从房地产繁荣和萧条的冲击中恢复十年后,发现面临着另一种类型的住房危机——供应不足——尤其是在首都都柏林,将房地产竞争和租金推到了一个难以承受的新高水平,并造成房价历史新高。仅在2018年,都柏林就有近1000个家庭无家可归。

仅在2018年,就有11亿欧元的资金投入了爱尔兰将近3000处住宅物业,占当年房地产投资总额的近30%。

 
股票市场
 

正如在零利率时代,央行是政府债的最大持有者一样,美国公司也成为了股市中最大的股票持有者(主要是他们自己的股票)。






通过量化宽松向企业注入的大部分廉价信贷都被用于购买股票,导致非金融公司成为最大的股东。

注入公司的大多数廉价信贷量化宽松,被用于公司回购股票,这也导致公司成为股票市场上最大的股东或“巨鲸”。早在1982年,公司回购自己的股票还是违法的,但在里根政府放松管制的时代,这种做法被逆转了。股票回购导致国家内部日益严重的财富不平等。

从2007年到2016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中,461家上市公司的企业利润不是投入再生产中,而是进行股票回购,金额达到4万亿美元,占总利润的54%。同时,CEO的年平均薪酬翻了一番。股票回购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健康发展,虽然它提高了每股收益(EPS),甚至公司收益实际是下降的。因此,回购也被描述为合法的市场操纵形式。

接下来,我们将看看波动性,不仅仅是与平均值的差异,还有波动性和风险在股票市场中是如何被掩盖的。

 
波动性掩盖风险
 

比特币和加密资产能够被识别的风险总是归因于它们的高波动性。由于金融业界使用回溯VaR(风险价值)指标(将高波动性等同于高风险)来衡量风险,因此,大多数基金经理不喜欢加密资产。这是错误的负指标吗?






Bitmex的历史波动性指数(BVOL)今年已上涨48%,而标准普尔隐形波动性指数(VIX)的跌幅几乎相同,仅略高于历史低点。

做空VIX是十年来最受欢迎的交易策略,甚至有专门面向散户交易员的ETF,这实际上人为地抑制了VIX,使得VIX为13.9,比其长期平均值18.3低两个以上的标准差。然而,这种低波动性可能掩盖了风险。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的金融不稳定假说认为,“稳定可能会导致不稳定”或长期的低波动反而导致更多的债务和风险,从而导致危机。该假说最近得到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Research)的实证研究支持:

     “波动性水平不是能够反映危机的良好指标,但相对较高或较低的波动性却是。低波动性增加了银行危机的可能性,高波动性和低波动性对于股票市场危机都很重要,而任何形式的波动性似乎都不能解释货币危机。”


不可否认,与股票市场(市场规模越小,波动性越大)相比,加密货币是一种更具波动性的资产类别,但与全球股票市场、甚至以私人债、公司债和股票回购为基础的房地产市场不同,加密货币并没有显示出任何即将到来的市场投降的迹象。






Sharpe Ratio比率反映资产除以其波动性的回报。比率越高,风险回报越高。

Sharpe Ratio是投资密切关注的指标,用于衡量资产的风险回报率,根据该指标,比特币从2012年以来的表现优于FANG股票(蓝狐笔记注:FANG指Facebook、Amazon、Netflix、Google等科技巨头),跟Facebook相比,这些年来波动性起伏,比特币已经产生高两倍的风险回报。

此外,区块链技术的开源性质显示了钱包交易及其背后交易者的透明度。






前10位最富有的比特币地址中,有6个是来自世界上最大交易所的钱包,它们总共占流通比特币总数的4%左右。

关注“加密巨鲸”(其中许多是早期使用者或启动该项目的开发者)如何推动市场发展是有必要的。在最富有的10个比特币钱包中,有6个属于全球性交易所,可能还有更多的交易所和场外交易(OTC)商,如Cumberland,当然目前还未被确认。

散户投资者(不管是不是交易员)经常被主流说法所操控,即:比特币和其他市场被操纵、这是一个可能归零的庞氏骗局等等。与房地产市场和企业利润相比,房地产市场和企业利润是以经济体的信贷增长率为基础的,只要这些经济体的增长速度比债务无限期还本付息的速度快,并且是GDP指数级增长,进入系统的新债务就可以偿还之前的未偿债务。

 
如何降低加密市场的风险
 

新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人,如果使用错误的交易平台,可能会增加他们的风险。

尽管价格发现仍然处于一个早期阶段,但众所周知,加密资产在不同加密交易所之间存在巨大的价格差异(尽管它们已经聚合),这往往提供了大量套利机会,但实际上普通交易员或投资者很难找到真正的资产价格。

到目前为止,从传统市场来的散户投资者寻求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需求不断增长,而市场差价合约(CFD)平台(如CMC Markets、eToro和Plus500)填补了这一需求。然而,人们不应该投资于CFD或做市商平台,交易员也应该非常谨慎地交易加密CFD。

这些平台创建了市场,通过将交易双方带到客户交易记录中,从而提供流动性。这种有争议的商业模式,当客户在交易中亏损时,交易所可能会获利,因此存在一种动机——“猎杀止损(stop hunting)”,即清算其帐面上可见的客户头寸。(蓝狐笔记HQ注:交易商和交易者处于对立的立场,因此交易商为了赚取更多客户的利润,通过后台操纵价格波动,达到交易者止损线,英文称之为Stop Loss Hunting)

做市商是最受欢迎的散户交易员/投资者平台之一,因为它们提供低手续费、小差价和大多数产品。法国和英国的监管机构都在考虑禁止CFD产品,这为非做市经纪商(又称直通式处理器,straight-through-processors)创造了填补市场空白的机会。

通过建立可信的第三方指数和加密定价数据,是在传统经纪人与新客户之间架起桥梁的关键一步,投资组合和资金经理能够建立和知晓其加密资产的风险状况,正如MSCI对新兴市场资产所做的那样。

 
自检索平台:利益冲突
 

对于加密散户投资者/交易员来说,他们关心的一个主要波动是,价格往往会因止损和账户流失而出现缺口。

Bitmex是一家开创100倍期货合约而闻名的加密衍生品交易所,最近成为美国监管机构重点调查的对象,Bitmex因将散户投资者暴露于过度的风险中而受到批评。Bitmex是一家做市商,曾经有客户抱怨平台“猎杀止损”。

做市商平台的利益冲突包括:

(i)自我定价以及自我索引

随着交易所设定参考价格、提供流动性,增加了内部操纵单一资产现货价格和交易量的机会。

(ii)猎杀止损造成的损失

由于交易所把所有的订单都记在账上,它也知道交易者止损时的价格,做市商们因利用这些信息来获利而饱受诟病

(iii)使用自有参考价格的自索引产品

引发关于客户纠纷的透明度、操纵性和公平性的质疑

 
减少对客户和经纪人的操纵
 

最近,以太坊在交易所之间遭遇了一次价格闪崩,原因是Bitstamp交易所上有个超大订单,价格在几分钟内从270美元降到190美元,这不仅抹掉了Bitstamp的客户头寸,也抹掉了Bitmex、Kraken、Gemini和Coinbase等主要交易所的客户头寸。

使用由欧盟基准监管机构(EU Benchmarks Regulation)和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验证的独立第三方指数,可以为交易所和客户提供更公平、更稳定的单一资产定价方案。






与最受信任的交易所的总流动性指数相比,五家交易所的以太坊价格,在暴跌期间,价格差异有所下降。

当Bitstamp有抛售ETH的大量卖单时,使用BNC的以太坊流动指数价格(ELX)可以保护交易员止损,尤其是在Bitmex和Bitstamp上。LX系列指数通过计算比特币、Ripple和以太坊的“公平全球价格”,将全球六大最具流动性的交易所的交易量和价格加在一起,按订单深度加权。它还能量化和过滤虚假交易量。

ETF提供商更倾向于通过创建自己的指数,来降低第三方成本并提供更便宜的手续费。然而,这一基准设置引发了与欧盟监管机构的利益冲突,包括前期指数变动或篡改ETF的净资产价值等。目前,某些CFD交易所(如CMC)也提供自索引加密产品。

更好的选择是,投资于加密资产和传统产品的散户投资者将使用同一个平台,该平台直接面向全球市场处理订单,并使用一个独立的价格和指数提供商,但这些平台的知名度较低(更不是足球和橄榄球运动衫的主要赞助商),也无法提供同样丰富的交易产品或工具。

 
结论
 

对于千禧一代和更年轻一代来说,下一个十年将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我们正处在一个看起来更像是全球联动的市场操作之中,我们要么参与,要么抵制,并尝试另外的选择——数字资产市场。

我们仍然处于区块链和比特币的早期,在理想情况下会不会不存在隐藏力量?但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即使这些隐藏力量存在,跟拥有万亿美元的基金经理或跨国公司既得利益竞争,哪个存在更大的风险?

------

风险警示:蓝狐笔记所有文章都不能作为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有风险,投资应该考虑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建议对项目进行深入考察,慎重做好自己的投资决策。
  查看全部
investment-portfolio-document.jpg


前言:在目前的经济运作机制下,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继续接受“新常态”,还是拥抱“新范式”?这取决于每个人对未来的理解,对世界经济运作本质的理解,还有对风险和回报的认知。作者Andrew Gillick认为应该抓住未来范式转移下的机会。本文由“蓝狐笔记”社群“HQ”翻译。




从2020年初开始,世界各地的利率趋于零,以及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的出台,这可能是一个年轻投资者生命中的最重要的决定性时刻:抓住胡萝卜,以前所未有的历史高价投资房地产、债券或股票市场,或是进入另外一个基本上不受债务扭曲影响的市场?它能抓住未来十年内可能发生的范式转移机会。让我们来看看低利率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操作房地产、债券和股票价格的,以及如何在投资加密货币市场时减轻被操纵的影响。

自2008年以来,美联储首次降息,尽管国内数据相对强劲,但我们仍然相信降息并不利于经济健康发展。此外,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计划在未来几周内进一步降息。

官方说降息是因为全球经济放缓,但事实上,可以有许多角度来分析,尤其是美国总统要求美元贬值来保持竞争力,使得美国更容易继续为赤字融资,这也可能让美国成为历史上负债最多的国家。

出于控制经济通胀和就业的“正当理由”来调整利率,就意味着要抬高资产价格或企业资产负债表,这本来永远不应该发生!这就是美联储的操作。而世界各地也正在发生越来越多类似的事情。

量化宽松(从债权人到债务人的财富转移)创造的驱动力,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GFC,global Financial crisis )期间首次引入后,被称为“新常态(the new normal)”,如果选择维持原来的经济态势,那么未来几十年来会出现更多相同的情况,就像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一直持续的通货紧缩一样。

 
反向投资者的避风港
 

一直以来,媒体都把比特币称为“金融业的怪物”,它们这样描述加密货币市场:它被潜伏在浅层市场的“巨鲸”(持有大量加密资产的人,通常是早期玩家和投资者)所操纵。相反地,作为顺从的普通公民,散户投资者本应该相信那些维持传统市场运作的数万亿美元债务,而现在这个传统市场与庞氏骗局难以区分。

也许是由于货币操纵的意图正慢慢被揭示,比特币也开始显现其诞生的初衷:一个远离传统市场操纵的避风港。

20190812163528Xa2A.jpeg


新常态?在这次美联储降息之前的一个多月里,BLX全球比特币价格一直与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呈负相关。

自从这次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至2.25%以来,比特币上涨了约10%。此次价格走势落后于其他避险资产,如黄金、日元和瑞士法郎,这些资产都受到了冲击,虽然幅度不大。

虽然比特币远不是完美的,但与许多其他市场相比,它看起来仍然像是洗衣房里一堆脏衣服中最干净的那件衬衫。

 
财富大转移
 

从澳大利亚、新西兰到布鲁塞尔,这些国家的央行正迅速转向金融抑制的货币政策,将利率和债券利率降至历史低点,甚至是负利率,这将导致财富从债权人(储户)转移到债务人(借款人)身上。

桥水基金创始人Ray Dalio认为,通过观察债务和信贷的持有者可以让我们洞察到范式转移。

 “通过观察谁拥有什么资产和负债,询问自己央行最需要帮助的是谁,并考虑到他们拥有的工具,找出他们最有可能的操作,你可以得到最有可能的货币政策转变,这就是“范式转移”的主要驱动力。”

最大的债务人是企业。

201908121635294Ufk.jpeg


美国公司债创历史新高,约为15万亿美元。

根据美联储的数据(上图),美国公司债务占GDP的比例达到历史最高值,占GDP的47%(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这个数字接近75%)。全球范围内有近13万亿美元的负收益债务(企业债和国债),还有数万亿美元的债务刚好高于零。

20190812163529MJZY.jpeg


美国AAA公司借贷利率(蓝线)接近历史低点,为3.2%,而信用卡利率刚刚超过纪录高点,为15.1%。
由于借贷利率如此之低,公司债务(在美国股票回购中发挥很大作用)达到历史高位水平。与此同时,信用卡消费贷款也几乎创下历史新高,在企业利率持续下降的同时稳步上升。

在过去十年里,尽管私人部门一直在减轻债务,但企业部门却一直在狼吞虎咽,更重要的是,这是自从央行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回购了大部分政府债务以来,对收购和资产价格上涨的反应。

基尼系数,左轴,介于0(完全相等)和1之间。

20190812163530leKH.jpeg


低利率带来的美国财富转移,可以从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中反映出来。基尼指数(The Gini Index),被用来衡量一个国家的不平等程度,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它与美联储基金利率呈高度负相关。也就是说,当利率下降时,它会提高富人拥有资产的价格,并扩大贫富差距。

 
负利率:公开市场
 

欧洲有超过40%(即1.4万亿欧元)的公司债券现在的收益率为负,超过50%的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为负;实际上,这相当于借钱还能获得收益。

这些负收益率改变了债券的性质。一般来说,政府或公司会承诺在债券存续期间(通常在2年、5年、10年、20年或30年之间)每年向债权人支付正收益,当债券发行人的信用评级越差,债券收益越高,以补偿风险。反之亦然。

但如果安全的主权债券不能提供正收益率,而高风险的公司收益率也只是稍微高一点,那么它们实际上就不再是固定收益工具。债券已成为资产负债表的会计工具,代表着央行、商业银行和企业之间的转移资金。

为了使其经济从上世纪90年代最大的经济危机中复苏,日本是第一个尝试负利率和债券负收益率的国家。其目标是使经济(而非资产)保持通胀,但在经历了20多年的负利率和零利率之后,这个国家仍然处于通货紧缩,尽管很奇怪,但经济也没有停滞不前。

 
房产市场
 

美国、加拿大、爱尔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主要楼市,因创纪录的低利率和外国资金流入而遭到扭曲,将房价推高至平均收入的数倍,超过了当地大多数年轻人的承受能力。

新西兰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New Zealand)和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是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今年首次降息的国家。在这两个国家,银行业(新西兰超过60%)向房地产市场暴露了严重的风险敞口,两国的主要银行都拥有相同的母公司(四大银行the Big Four banks)。

20190812163530hpVj.jpeg

新西兰房价与家庭债务的相关性为0.82(高度相关),来源:Steve Keen教授


这两个国家的利率都处于历史最低水平,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分别为1.5%和1.25%,低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紧急水平,今年可能还有2次进一步降息。RBA和RBNZ都将召开会议,预计将宣布降息。而加拿大央行(Canadian Central Bank)却逆势而上,从全球金融危机(GFC)历史低点上调利率至1.75%。

20190812163531ijnS.jpeg

澳大利亚房价与家庭债务的相关性为0.6,来源:Steve Keen教授


金融宣传
 

首次购房者往往会被鼓励用10万美元、以5:1的杠杆去贷款买房,他们缺乏经验,而且数据的真实性受媒体、房地产经纪人、开发商的影响,并被利率、债务增长率、以及离岸资本流动所操纵。

尽管出现了十年的警告信号,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政府最近才出台更严格的反洗钱和外国投资者政策,以抵御来自国外投机者和洗钱活动。然而,正是这些海外资本流动提供了这些市场的大部分流动性。

20190812163531Pvk2.jpeg

新西兰房地产市场的海外买家数量。来源: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


去年年底,新西兰提出立法,首次要求非本国公民需要申请才能购买房产。此后,按照新西兰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与前一年相比,2019前三个月海外买家的数量下降了81%。

类似的是,自从推出“空屋房产税”来抵御外国投机者以来,温哥华5月份的房屋销售量环比下降了90%。目前,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是世界上最贵的市场之一,房价几乎是平均收入的9倍。随着海外买家禁令的出台,尤其是在高端房屋市场,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房屋市场开始出现成交量和价格大幅下降的趋势。

20190812163532Wrby.jpeg

针对首次购房者的三则广告,位于奥克兰市中心同一个公交候车亭的同一家银行。语言和意象公开操控人们的情绪。来源:The author


为了减缓楼市顶端和底端价格之间价差的缩小的速度,商业银行开始了称为“金融宣传”的活动,以吸引首次购房者进入楼市,提高销售量,重新树立市场信心。随着新西兰信贷增长放缓,银行利用史上最低利率的诱饵,纷纷推出各种花哨的广告和优惠。

尽管新西兰主流媒体都在报道住房短缺危机,尤其是在奥克兰,但事实恰恰相反:住房库存积压创先历史记录,建筑许可也处于历史高位。

20190812163532hOX1.jpeg


S&P/Case-Shiller 20个美国城市综合房价指数,目前远高于次贷时代的历史高点。

此外,当前美国的房价已经远远高于之前次贷危机的历史高点。而次贷危机时的房价导致美国陷入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

 
新型爱尔兰房产危机
 

要想了解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目前市场的情况,我们可以回顾一下,爱尔兰在“凯尔特虎(Celtic Tiger)”建筑热潮(2000-2007年)前后的情况。

凯尔特虎(Celtic Tiger)泡沫破裂后,在全国,尤其是在都柏林,留下了数万栋未完工的房屋和公寓。在全球金融危机、利率创下历史新低后,风险投资和对冲基金在全球范围内收割不良资产,包括都柏林的许多地产板块。他们在之前未完成的项目上埋伏上好几年,等待着价格和租金回升,然后慢慢地向市场上释放供应。

20190812163533RXQ9.jpeg

爱尔兰无家可归的总人数达到历史新高,超过10000人,来源Focus.ie


爱尔兰从房地产繁荣和萧条的冲击中恢复十年后,发现面临着另一种类型的住房危机——供应不足——尤其是在首都都柏林,将房地产竞争和租金推到了一个难以承受的新高水平,并造成房价历史新高。仅在2018年,都柏林就有近1000个家庭无家可归。

仅在2018年,就有11亿欧元的资金投入了爱尔兰将近3000处住宅物业,占当年房地产投资总额的近30%。

 
股票市场
 

正如在零利率时代,央行是政府债的最大持有者一样,美国公司也成为了股市中最大的股票持有者(主要是他们自己的股票)。

20190812163533eqzM.jpeg


通过量化宽松向企业注入的大部分廉价信贷都被用于购买股票,导致非金融公司成为最大的股东。

注入公司的大多数廉价信贷量化宽松,被用于公司回购股票,这也导致公司成为股票市场上最大的股东或“巨鲸”。早在1982年,公司回购自己的股票还是违法的,但在里根政府放松管制的时代,这种做法被逆转了。股票回购导致国家内部日益严重的财富不平等。

从2007年到2016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中,461家上市公司的企业利润不是投入再生产中,而是进行股票回购,金额达到4万亿美元,占总利润的54%。同时,CEO的年平均薪酬翻了一番。股票回购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健康发展,虽然它提高了每股收益(EPS),甚至公司收益实际是下降的。因此,回购也被描述为合法的市场操纵形式。

接下来,我们将看看波动性,不仅仅是与平均值的差异,还有波动性和风险在股票市场中是如何被掩盖的。

 
波动性掩盖风险
 

比特币和加密资产能够被识别的风险总是归因于它们的高波动性。由于金融业界使用回溯VaR(风险价值)指标(将高波动性等同于高风险)来衡量风险,因此,大多数基金经理不喜欢加密资产。这是错误的负指标吗?

20190812163534PA76.jpeg


Bitmex的历史波动性指数(BVOL)今年已上涨48%,而标准普尔隐形波动性指数(VIX)的跌幅几乎相同,仅略高于历史低点。

做空VIX是十年来最受欢迎的交易策略,甚至有专门面向散户交易员的ETF,这实际上人为地抑制了VIX,使得VIX为13.9,比其长期平均值18.3低两个以上的标准差。然而,这种低波动性可能掩盖了风险。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的金融不稳定假说认为,“稳定可能会导致不稳定”或长期的低波动反而导致更多的债务和风险,从而导致危机。该假说最近得到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Research)的实证研究支持:


     “波动性水平不是能够反映危机的良好指标,但相对较高或较低的波动性却是。低波动性增加了银行危机的可能性,高波动性和低波动性对于股票市场危机都很重要,而任何形式的波动性似乎都不能解释货币危机。”



不可否认,与股票市场(市场规模越小,波动性越大)相比,加密货币是一种更具波动性的资产类别,但与全球股票市场、甚至以私人债、公司债和股票回购为基础的房地产市场不同,加密货币并没有显示出任何即将到来的市场投降的迹象。

20190812163535jZOg.jpeg


Sharpe Ratio比率反映资产除以其波动性的回报。比率越高,风险回报越高。

Sharpe Ratio是投资密切关注的指标,用于衡量资产的风险回报率,根据该指标,比特币从2012年以来的表现优于FANG股票(蓝狐笔记注:FANG指Facebook、Amazon、Netflix、Google等科技巨头),跟Facebook相比,这些年来波动性起伏,比特币已经产生高两倍的风险回报。

此外,区块链技术的开源性质显示了钱包交易及其背后交易者的透明度。

20190812163535D5C6.jpeg


前10位最富有的比特币地址中,有6个是来自世界上最大交易所的钱包,它们总共占流通比特币总数的4%左右。

关注“加密巨鲸”(其中许多是早期使用者或启动该项目的开发者)如何推动市场发展是有必要的。在最富有的10个比特币钱包中,有6个属于全球性交易所,可能还有更多的交易所和场外交易(OTC)商,如Cumberland,当然目前还未被确认。

散户投资者(不管是不是交易员)经常被主流说法所操控,即:比特币和其他市场被操纵、这是一个可能归零的庞氏骗局等等。与房地产市场和企业利润相比,房地产市场和企业利润是以经济体的信贷增长率为基础的,只要这些经济体的增长速度比债务无限期还本付息的速度快,并且是GDP指数级增长,进入系统的新债务就可以偿还之前的未偿债务。

 
如何降低加密市场的风险
 

新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人,如果使用错误的交易平台,可能会增加他们的风险。

尽管价格发现仍然处于一个早期阶段,但众所周知,加密资产在不同加密交易所之间存在巨大的价格差异(尽管它们已经聚合),这往往提供了大量套利机会,但实际上普通交易员或投资者很难找到真正的资产价格。

到目前为止,从传统市场来的散户投资者寻求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需求不断增长,而市场差价合约(CFD)平台(如CMC Markets、eToro和Plus500)填补了这一需求。然而,人们不应该投资于CFD或做市商平台,交易员也应该非常谨慎地交易加密CFD。

这些平台创建了市场,通过将交易双方带到客户交易记录中,从而提供流动性。这种有争议的商业模式,当客户在交易中亏损时,交易所可能会获利,因此存在一种动机——“猎杀止损(stop hunting)”,即清算其帐面上可见的客户头寸。(蓝狐笔记HQ注:交易商和交易者处于对立的立场,因此交易商为了赚取更多客户的利润,通过后台操纵价格波动,达到交易者止损线,英文称之为Stop Loss Hunting)

做市商是最受欢迎的散户交易员/投资者平台之一,因为它们提供低手续费、小差价和大多数产品。法国和英国的监管机构都在考虑禁止CFD产品,这为非做市经纪商(又称直通式处理器,straight-through-processors)创造了填补市场空白的机会。

通过建立可信的第三方指数和加密定价数据,是在传统经纪人与新客户之间架起桥梁的关键一步,投资组合和资金经理能够建立和知晓其加密资产的风险状况,正如MSCI对新兴市场资产所做的那样。

 
自检索平台:利益冲突
 

对于加密散户投资者/交易员来说,他们关心的一个主要波动是,价格往往会因止损和账户流失而出现缺口。

Bitmex是一家开创100倍期货合约而闻名的加密衍生品交易所,最近成为美国监管机构重点调查的对象,Bitmex因将散户投资者暴露于过度的风险中而受到批评。Bitmex是一家做市商,曾经有客户抱怨平台“猎杀止损”。

做市商平台的利益冲突包括:

(i)自我定价以及自我索引

随着交易所设定参考价格、提供流动性,增加了内部操纵单一资产现货价格和交易量的机会。

(ii)猎杀止损造成的损失

由于交易所把所有的订单都记在账上,它也知道交易者止损时的价格,做市商们因利用这些信息来获利而饱受诟病

(iii)使用自有参考价格的自索引产品

引发关于客户纠纷的透明度、操纵性和公平性的质疑

 
减少对客户和经纪人的操纵
 

最近,以太坊在交易所之间遭遇了一次价格闪崩,原因是Bitstamp交易所上有个超大订单,价格在几分钟内从270美元降到190美元,这不仅抹掉了Bitstamp的客户头寸,也抹掉了Bitmex、Kraken、Gemini和Coinbase等主要交易所的客户头寸。

使用由欧盟基准监管机构(EU Benchmarks Regulation)和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验证的独立第三方指数,可以为交易所和客户提供更公平、更稳定的单一资产定价方案。

20190812163535xQad.jpeg


与最受信任的交易所的总流动性指数相比,五家交易所的以太坊价格,在暴跌期间,价格差异有所下降。

当Bitstamp有抛售ETH的大量卖单时,使用BNC的以太坊流动指数价格(ELX)可以保护交易员止损,尤其是在Bitmex和Bitstamp上。LX系列指数通过计算比特币、Ripple和以太坊的“公平全球价格”,将全球六大最具流动性的交易所的交易量和价格加在一起,按订单深度加权。它还能量化和过滤虚假交易量。

ETF提供商更倾向于通过创建自己的指数,来降低第三方成本并提供更便宜的手续费。然而,这一基准设置引发了与欧盟监管机构的利益冲突,包括前期指数变动或篡改ETF的净资产价值等。目前,某些CFD交易所(如CMC)也提供自索引加密产品。

更好的选择是,投资于加密资产和传统产品的散户投资者将使用同一个平台,该平台直接面向全球市场处理订单,并使用一个独立的价格和指数提供商,但这些平台的知名度较低(更不是足球和橄榄球运动衫的主要赞助商),也无法提供同样丰富的交易产品或工具。

 
结论
 

对于千禧一代和更年轻一代来说,下一个十年将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我们正处在一个看起来更像是全球联动的市场操作之中,我们要么参与,要么抵制,并尝试另外的选择——数字资产市场。

我们仍然处于区块链和比特币的早期,在理想情况下会不会不存在隐藏力量?但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即使这些隐藏力量存在,跟拥有万亿美元的基金经理或跨国公司既得利益竞争,哪个存在更大的风险?

------

风险警示:蓝狐笔记所有文章都不能作为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有风险,投资应该考虑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建议对项目进行深入考察,慎重做好自己的投资决策。
 

Linda Xie:去中心化金融的未来在何方?

观点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9 12:08 • 来自相关话题

DeFi 领域哪些场景值得期待?哪些风险需要关注?



去中心化金融(DeFi) ,也被称为「开放式金融」,是加密货币行业迄今为止最受关注的领域之一。虽然 DeFi 创建的东西看似和我们现有许多金融系统(比如借款、贷款、衍生品等)没有太大区别,但从较高层面上来看,其方式通常更加自动化,而且还消除了「中间人」角色。

不可否认,DeFi 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本文希望探讨这一新兴领域的发展方向,以及一些有趣的可能性。


抵押


人们对去中心化金融领域的一个最大抱怨,就是系统总是需要超额抵押才能获得贷款,毕竟没人想让自己的钱被锁定。事实上,设计抵押的初衷是认为资本使用效率极低,而且许多人也没有额外的资金,如果你看下当前整个行业锁定的抵押资金规模已达 5 亿美元,就能理解为什么市场有这种需求了。






抵押的目的通常是用于杠杆,特别是在牛市期间。

举个例子,你可以锁定价值 200 美元的 ETH,借入价值 100 美元的 DAI,然后你可以用借来的 DAI 再购买 100 美元的 ETH。人们尝试抵押的另一个目的是不想出售自己的加密资产,因为持有加密资产会涉及到纳税问题,所以他们可能更愿意把自己的加密货币作为抵押品来获得一笔贷款。

当然,也有些人「热衷」于加密抵押是因为他们觉得这种模式比传统金融系统更精简,无需经历复杂的 KYC (了解你的客户)合规流程(不过在风险合规方面,去中心化金融最终会有所改变的) 。

不仅如此,一些传统金融体系之外的人也会发现去中心化金融十分有益,而且一旦抵押率有所下降,抵押使用将更加突出。

但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仍处于 DeFi 的早期阶段。在这个早期阶段,关于超额抵押的抱怨主要因为系统缺乏合适的去中心化身份和声誉体系。不仅如此,现阶段还没有处理相关问题的法律制度,所以能够让贷方感到「舒适」的唯一方法,就是要求借方超额抵押。

无论人们是否认为 DeFi 系统应该存在,市场需求说明了一切,而现有的 DeFi 项目不过是让人们更容易接受相关服务而已。

如果借款人不想出售自己持有的加密货币,特别是当他们被排除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时,那么目前来看市场上并没有太好的其他选择。贷款人也一样,你可以选择不赚取加密资产利息,比如使用中心化金融服务,这样会被拿走一大块手续费;或是在银行账户里存入法定货币,银行会拿着你的钱放贷,但是他们赚取的绝大部分利息收益并不会给你。

所以,孰优孰劣是很清楚的。虽然 DeFi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对借款人和贷款人来说,这个新兴领域已经向前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如果在 DeFi 中引入更好的身份和声誉系统,对抵押品的要求就会有所降低,目前美国很多银行和其他金融部门都依赖信用机构,比如 Experian、TransUnion、Equifax 等,来确认个人信用。

信用机构会让一些群体处于不利地位,比如海外人士和年轻人。一些 P2P 借贷服务(比如 Lending Club)在解决传统金融服务问题的时候会依赖于FICO 评分系统的分数,这个系统会提供一些额外的数据信息,比如房屋所有权、收入和就业时间等。去中心化身份和声誉服务也可以提供类似的功能,这类服务可能会包含一些其他信息,比如社交媒体声誉、以前贷款偿还历史、其他信誉良好的用户担保等。但是这种解决方案并不是能包治百病的灵药,同样需要经过大量测试和试错,不断探索需要获取哪些评估数据和抵押品。

在 2012 年至 2017 年期间,像 BTCJam这样的公司已经开始在加密行业里探索无抵押加密借贷服务了,他们允许用户将比特币借给借款人,甚至是一些来自新兴市场的借款人,而且无需抵押品。唯一不同的是,BTCJam 会使用自己的专用信用评分来进行业务评估,并且相应地反应借贷利率。

对于正在构建 DeFi 系统的开发人员来说,推荐可以学习 BTCJam 经验并不断改进优化自己的系统。







可组合性


DeFi 最独特的一个地方就是可组合性。

DeFi 协议可以像乐高积木一样互相插入,然后创造出全新的东西,比如 Dan Elitzer 就提出了这样一种想法:将抵押品转移到被称为 「超流量」(superfluidity)的不同系统里。

这意味着,你可以从一个协议中获得抵押品,再将其「借给」另一个协议。不过,这里存在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复利智能合约」(compounding smart contract)风险很大,而且对于超额抵押来说,最重要的要确保借款人不会无法归还使用抵押品的本金。如果抵押品在其他地方被借出并且存在问题,那么这个抵押品就不再有用了。

虽然有些业内人士不满这种「超流量」系统,但是由于大量资金被锁定造成流通效率低下等问题,人们将不可避免地去尝试这一概念。所以,我们能做的也许就是进行自我调节,或者设置一个「护栏」,比如规定一个最低抵押率。

    链闻注:关于「超流量」的概念,可参阅链闻之前发表的 IDEO CoLab 投资人、MIT 比特币俱乐部创始人 Dan Elitzer 的 文章:《DeFi 的未来:给密码货币抵押品赋予流动性,这个世界将会怎样?》


实际上,市场上有很多平台允许用户存入资金,然后按照最高利率的 DeFi 协议借出(比如 MetaMoneyMarket),而且帮助用户免除了自我管理的麻烦。当然,用户也可以进行一些个性化的设置。比如:你可以在单一协议里设定一个最大资金贷款额度比例,这样就能减少智能合约风险,或是只借出给一批特定协议列表,如果利率低于某个百分率后则返还资金,又或根据哪种稳定币抵押率最有利在不同稳定币之间——比如从 USDC 到 DAI 进行切换。

有趣的是,未来很多这些流程也许都是从一些非加密原生用户身上抽象出来。例如,用户可能只需要进行一些风险承受能力测试和 / 或选择他们的风险评分,就能了解自己可以选择哪些 DeFi 协议,类似于 Wealthfront 现在呈现给用户的解决方案。





Wealthfront 风险承受能力评分示例:一位用户在回答了问卷之后的风险承受能力评分结果


资产


笔者本人非常喜欢将比特币等更多种代币化资产带入到 DeFi 领域的想法。在牛市中,如果 DeFi 服务可以轻松获取,并且可以创建和兑换的成本也很便宜的话,那么在 DeFi 中使用比特币应该会有很大的需求。

    链闻注:关于 DeFi 在比特币区块链上实践的思考,可参阅链闻之前发表的的,Token Daily 合伙人 Mohamed Fouda 的 文章:《让比特币 DeFi 成为可能,有这些方法和用例》


我相信加密托管服务提供商占据最好位置,可以提供这类服务的中心化版本,因为资金会很容易被客户锁定。

许多大型投资方被要求必须通过合格的托管方保管资金,因为对某些人(或项目)来说,自我监管并不靠谱。托管服务提供者可以提供一个选项,把托管资产代币化,并允许人们进行交易,这可能成为托管方的另一个收入来源。比如 Wrapped Bitcoin (WBTC) 已经在市场上存在,但他们收取的费用很高,也是难以在市场普及的障碍之一。

不过,随着市场竞争和用户量的不断增加,费用最终肯定会将下降。加密货币托管费率就是这样,由于加密托管市场竞争越来越大,月活用户量不断上升,加密货币托管费率已经出现了明显下降。以 Coinbase Custody 为例,他们在 2018 年 7 月正式推出,当时费率为每个月 10 个基点,但是在 2019 年 8 月已经下降到了每年 50 个基点,很多人相信这个数字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降低。

而且,相对于中心化版本的代币资产,去中心化版本资产最终肯定会流行起来,并与之共存。

目前,绝大多数使用 DeFi 的人都是原生加密货币用户,但是传统投资者未来也可能会使用 DeFi、或是类似于 DeFi 的系统。有些稳定币其实就「借用」了 DeFi 的概念,比如 USDC 被贷出并在 DeFi 平台上再借入。

未来有一天,我们可以想象会有许多不同种类的资产都能用代币化,包括股票、房地产、债券等代币,传统投资者可以用这些资产作为抵押来获取杠杆和 / 或贷款。

不过,这些系统将受到高度监管,因为如果没有合适的监管,传统投资者就不会使用它。我们现在所拥有的 DeFi 很像是另一种形式的 DeFi,它比传统系统更有效、成本更低,但是却比真正的 DeFi 受到更多监管。


风险


虽然 DeFi 非常吸引人,但你必须承认它是有风险的。

DeFi 系统通常比较新,有的可能只运行了几个月,所以存在明显的智能合约风险。当许多智能协议相互作用、并在彼此基础上建立新合约的时候,其风险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如果这种风险不存在,那么现在很明显可以基于 DeFi 协议借出大量资金(如果有更多的人试图从高利率获益,那么当前的利率可能会大幅下降)。

此外,DeFi 还存在其他风险,比如用于支持贷款的抵押品。如果某个抵押品(代币)价格下跌速度非常快(即使是过度抵押也无法解释某些资产的波动性),以至于追加保证金仍然无法弥补借入的全部资金,此时就会出现较大风险。

不过,如今有些 DeFi 平台具有合理的超额抵押率和可接受的抵押品类型,因此潜在的贷款违约并不会像智能合约风险那样令人担忧。

随着交易量不断增大,未来 DeFi 行业肯定会引入更多监管,比如需要 KYC。更多监管可能会降低某些项目的流动性,一些无法满足监管要求、并且无法提供合适文件的人也许就无法访问 DeFi 系统了。

当然,具体情况也因人而异,还会涉及到产品类型、管辖权和权力下放等各种不同的因素。虽然有些 DeFi 项目用了 DeFi 这个名字,但当前阶段,很多项目并不是非常去中心化的。

鉴于存在这些风险,人们开始讨论是否可以通过使用去中心化保险来对冲部分风险。

你可以预测、并押注某个协议上存在智能合约问题,如果它真的有的话你就能赚钱,就像 Augur(e.g. 去中心化金融保险 defisurance)。还有一些去中心化保险项目(比如 Nexus Mutual)已经开始使用自己的系统来处理支出。但仍要注意的是,即便是这种方法还是会存在复合智能合约风险,同时在他们一些独立的领域里,你需要进行尽职调查,比如治理结构、风险评估、索赔流程等。当然,如果 DeFi 行业规模足够大的话,传统保险公司可能就会提供相关产品了。

另一个潜在的问题是,许多 DeFi 平台的利率都很不稳定,因为人们并不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借入资金、或者把自己的资金贷出。未来可能会出现利率互换以锁定溢价,但这也增加了 DeFi 自身的复杂性。


总结


总的来说,我们必须清楚现在仍然是 DeFi 的早期阶段,但行业潜力巨大。DeFi 不仅能让很多被排除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的人获得金融产品,还能创造出一些人们从未见过的全新金融产品。

批评 DeFi 有意义吗?许多抱怨其实恰恰是因为这个行业仍处于早期,存在问题也是正常的。

我们可以看到,DeFi 开发人员和用户已经开始具备一些明显的竞争力了,他们对于个别 DeFi 项目的反馈也更加具体、更有帮助、而且也更富成效。


撰文:Linda Xie,区块链投资机构 Scalar Capital 联合创始人,Coinbase 早期产品经理

链闻获得本文作者授权翻译并发表中文版本。 查看全部
8d116fd2-da97-5b20-a1ce-7aae40c56494_Ly0qQqx.jpg


DeFi 领域哪些场景值得期待?哪些风险需要关注?




去中心化金融(DeFi) ,也被称为「开放式金融」,是加密货币行业迄今为止最受关注的领域之一。虽然 DeFi 创建的东西看似和我们现有许多金融系统(比如借款、贷款、衍生品等)没有太大区别,但从较高层面上来看,其方式通常更加自动化,而且还消除了「中间人」角色。

不可否认,DeFi 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本文希望探讨这一新兴领域的发展方向,以及一些有趣的可能性。


抵押


人们对去中心化金融领域的一个最大抱怨,就是系统总是需要超额抵押才能获得贷款,毕竟没人想让自己的钱被锁定。事实上,设计抵押的初衷是认为资本使用效率极低,而且许多人也没有额外的资金,如果你看下当前整个行业锁定的抵押资金规模已达 5 亿美元,就能理解为什么市场有这种需求了。

39aac58e28e6cdbbbc351edbf6356f94.jpg


抵押的目的通常是用于杠杆,特别是在牛市期间。

举个例子,你可以锁定价值 200 美元的 ETH,借入价值 100 美元的 DAI,然后你可以用借来的 DAI 再购买 100 美元的 ETH。人们尝试抵押的另一个目的是不想出售自己的加密资产,因为持有加密资产会涉及到纳税问题,所以他们可能更愿意把自己的加密货币作为抵押品来获得一笔贷款。

当然,也有些人「热衷」于加密抵押是因为他们觉得这种模式比传统金融系统更精简,无需经历复杂的 KYC (了解你的客户)合规流程(不过在风险合规方面,去中心化金融最终会有所改变的) 。

不仅如此,一些传统金融体系之外的人也会发现去中心化金融十分有益,而且一旦抵押率有所下降,抵押使用将更加突出。

但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仍处于 DeFi 的早期阶段。在这个早期阶段,关于超额抵押的抱怨主要因为系统缺乏合适的去中心化身份和声誉体系。不仅如此,现阶段还没有处理相关问题的法律制度,所以能够让贷方感到「舒适」的唯一方法,就是要求借方超额抵押。

无论人们是否认为 DeFi 系统应该存在,市场需求说明了一切,而现有的 DeFi 项目不过是让人们更容易接受相关服务而已。

如果借款人不想出售自己持有的加密货币,特别是当他们被排除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时,那么目前来看市场上并没有太好的其他选择。贷款人也一样,你可以选择不赚取加密资产利息,比如使用中心化金融服务,这样会被拿走一大块手续费;或是在银行账户里存入法定货币,银行会拿着你的钱放贷,但是他们赚取的绝大部分利息收益并不会给你。

所以,孰优孰劣是很清楚的。虽然 DeFi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对借款人和贷款人来说,这个新兴领域已经向前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如果在 DeFi 中引入更好的身份和声誉系统,对抵押品的要求就会有所降低,目前美国很多银行和其他金融部门都依赖信用机构,比如 Experian、TransUnion、Equifax 等,来确认个人信用。

信用机构会让一些群体处于不利地位,比如海外人士和年轻人。一些 P2P 借贷服务(比如 Lending Club)在解决传统金融服务问题的时候会依赖于FICO 评分系统的分数,这个系统会提供一些额外的数据信息,比如房屋所有权、收入和就业时间等。去中心化身份和声誉服务也可以提供类似的功能,这类服务可能会包含一些其他信息,比如社交媒体声誉、以前贷款偿还历史、其他信誉良好的用户担保等。但是这种解决方案并不是能包治百病的灵药,同样需要经过大量测试和试错,不断探索需要获取哪些评估数据和抵押品。

在 2012 年至 2017 年期间,像 BTCJam这样的公司已经开始在加密行业里探索无抵押加密借贷服务了,他们允许用户将比特币借给借款人,甚至是一些来自新兴市场的借款人,而且无需抵押品。唯一不同的是,BTCJam 会使用自己的专用信用评分来进行业务评估,并且相应地反应借贷利率。

对于正在构建 DeFi 系统的开发人员来说,推荐可以学习 BTCJam 经验并不断改进优化自己的系统。

c029ea11b19d37f4bcec30d0502afe31.jpg



可组合性


DeFi 最独特的一个地方就是可组合性。

DeFi 协议可以像乐高积木一样互相插入,然后创造出全新的东西,比如 Dan Elitzer 就提出了这样一种想法:将抵押品转移到被称为 「超流量」(superfluidity)的不同系统里。

这意味着,你可以从一个协议中获得抵押品,再将其「借给」另一个协议。不过,这里存在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复利智能合约」(compounding smart contract)风险很大,而且对于超额抵押来说,最重要的要确保借款人不会无法归还使用抵押品的本金。如果抵押品在其他地方被借出并且存在问题,那么这个抵押品就不再有用了。

虽然有些业内人士不满这种「超流量」系统,但是由于大量资金被锁定造成流通效率低下等问题,人们将不可避免地去尝试这一概念。所以,我们能做的也许就是进行自我调节,或者设置一个「护栏」,比如规定一个最低抵押率。


    链闻注:关于「超流量」的概念,可参阅链闻之前发表的 IDEO CoLab 投资人、MIT 比特币俱乐部创始人 Dan Elitzer 的 文章:《DeFi 的未来:给密码货币抵押品赋予流动性,这个世界将会怎样?》



实际上,市场上有很多平台允许用户存入资金,然后按照最高利率的 DeFi 协议借出(比如 MetaMoneyMarket),而且帮助用户免除了自我管理的麻烦。当然,用户也可以进行一些个性化的设置。比如:你可以在单一协议里设定一个最大资金贷款额度比例,这样就能减少智能合约风险,或是只借出给一批特定协议列表,如果利率低于某个百分率后则返还资金,又或根据哪种稳定币抵押率最有利在不同稳定币之间——比如从 USDC 到 DAI 进行切换。

有趣的是,未来很多这些流程也许都是从一些非加密原生用户身上抽象出来。例如,用户可能只需要进行一些风险承受能力测试和 / 或选择他们的风险评分,就能了解自己可以选择哪些 DeFi 协议,类似于 Wealthfront 现在呈现给用户的解决方案。

a62234c4-855c-56a5-b339-563f3193130a.jpg

Wealthfront 风险承受能力评分示例:一位用户在回答了问卷之后的风险承受能力评分结果


资产


笔者本人非常喜欢将比特币等更多种代币化资产带入到 DeFi 领域的想法。在牛市中,如果 DeFi 服务可以轻松获取,并且可以创建和兑换的成本也很便宜的话,那么在 DeFi 中使用比特币应该会有很大的需求。


    链闻注:关于 DeFi 在比特币区块链上实践的思考,可参阅链闻之前发表的的,Token Daily 合伙人 Mohamed Fouda 的 文章:《让比特币 DeFi 成为可能,有这些方法和用例》



我相信加密托管服务提供商占据最好位置,可以提供这类服务的中心化版本,因为资金会很容易被客户锁定。

许多大型投资方被要求必须通过合格的托管方保管资金,因为对某些人(或项目)来说,自我监管并不靠谱。托管服务提供者可以提供一个选项,把托管资产代币化,并允许人们进行交易,这可能成为托管方的另一个收入来源。比如 Wrapped Bitcoin (WBTC) 已经在市场上存在,但他们收取的费用很高,也是难以在市场普及的障碍之一。

不过,随着市场竞争和用户量的不断增加,费用最终肯定会将下降。加密货币托管费率就是这样,由于加密托管市场竞争越来越大,月活用户量不断上升,加密货币托管费率已经出现了明显下降。以 Coinbase Custody 为例,他们在 2018 年 7 月正式推出,当时费率为每个月 10 个基点,但是在 2019 年 8 月已经下降到了每年 50 个基点,很多人相信这个数字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降低。

而且,相对于中心化版本的代币资产,去中心化版本资产最终肯定会流行起来,并与之共存。

目前,绝大多数使用 DeFi 的人都是原生加密货币用户,但是传统投资者未来也可能会使用 DeFi、或是类似于 DeFi 的系统。有些稳定币其实就「借用」了 DeFi 的概念,比如 USDC 被贷出并在 DeFi 平台上再借入。

未来有一天,我们可以想象会有许多不同种类的资产都能用代币化,包括股票、房地产、债券等代币,传统投资者可以用这些资产作为抵押来获取杠杆和 / 或贷款。

不过,这些系统将受到高度监管,因为如果没有合适的监管,传统投资者就不会使用它。我们现在所拥有的 DeFi 很像是另一种形式的 DeFi,它比传统系统更有效、成本更低,但是却比真正的 DeFi 受到更多监管。


风险


虽然 DeFi 非常吸引人,但你必须承认它是有风险的。

DeFi 系统通常比较新,有的可能只运行了几个月,所以存在明显的智能合约风险。当许多智能协议相互作用、并在彼此基础上建立新合约的时候,其风险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如果这种风险不存在,那么现在很明显可以基于 DeFi 协议借出大量资金(如果有更多的人试图从高利率获益,那么当前的利率可能会大幅下降)。

此外,DeFi 还存在其他风险,比如用于支持贷款的抵押品。如果某个抵押品(代币)价格下跌速度非常快(即使是过度抵押也无法解释某些资产的波动性),以至于追加保证金仍然无法弥补借入的全部资金,此时就会出现较大风险。

不过,如今有些 DeFi 平台具有合理的超额抵押率和可接受的抵押品类型,因此潜在的贷款违约并不会像智能合约风险那样令人担忧。

随着交易量不断增大,未来 DeFi 行业肯定会引入更多监管,比如需要 KYC。更多监管可能会降低某些项目的流动性,一些无法满足监管要求、并且无法提供合适文件的人也许就无法访问 DeFi 系统了。

当然,具体情况也因人而异,还会涉及到产品类型、管辖权和权力下放等各种不同的因素。虽然有些 DeFi 项目用了 DeFi 这个名字,但当前阶段,很多项目并不是非常去中心化的。

鉴于存在这些风险,人们开始讨论是否可以通过使用去中心化保险来对冲部分风险。

你可以预测、并押注某个协议上存在智能合约问题,如果它真的有的话你就能赚钱,就像 Augur(e.g. 去中心化金融保险 defisurance)。还有一些去中心化保险项目(比如 Nexus Mutual)已经开始使用自己的系统来处理支出。但仍要注意的是,即便是这种方法还是会存在复合智能合约风险,同时在他们一些独立的领域里,你需要进行尽职调查,比如治理结构、风险评估、索赔流程等。当然,如果 DeFi 行业规模足够大的话,传统保险公司可能就会提供相关产品了。

另一个潜在的问题是,许多 DeFi 平台的利率都很不稳定,因为人们并不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借入资金、或者把自己的资金贷出。未来可能会出现利率互换以锁定溢价,但这也增加了 DeFi 自身的复杂性。


总结


总的来说,我们必须清楚现在仍然是 DeFi 的早期阶段,但行业潜力巨大。DeFi 不仅能让很多被排除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的人获得金融产品,还能创造出一些人们从未见过的全新金融产品。

批评 DeFi 有意义吗?许多抱怨其实恰恰是因为这个行业仍处于早期,存在问题也是正常的。

我们可以看到,DeFi 开发人员和用户已经开始具备一些明显的竞争力了,他们对于个别 DeFi 项目的反馈也更加具体、更有帮助、而且也更富成效。


撰文:Linda Xie,区块链投资机构 Scalar Capital 联合创始人,Coinbase 早期产品经理

链闻获得本文作者授权翻译并发表中文版本。

渣打银行利用区块链平台Voltron,完成首笔国际信用证交易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9 11:52 • 来自相关话题

 据Coindesk 8月7日报道,渣打银行宣布成功在石油行业区块链平台Voltron上,完成首笔国际信用证(LC)交易。

在周三的一份公告中,渣打银行表示,已经对泰国国家石油股份公司(PTT Group)、其子公司泰国国家石油国际交易公司(PTT International Trading Pte Ltd)与炼油、石化公司IRPC进行了试点交易,交易涉及从泰国向新加坡运输一种石油产品。

渣打银行表示:

    借助Voltron平台,渣打银行能够使各方之间端到端的信息交换数字化,并简化信用证签发、通知和议付以及单据提交等交易过程。


渣打银行跟单贸易产品管理全球主管塞缪尔·马修(Samuel Mathew)表示:

    本次试点交易标志着我们与Voltron 平台合作的开始。未来我们将有众多的交易,以实现贸易数字化。同时,我们还会增强客户体验。当前,为应对当今全球贸易环境中的挑战,我们的客户越来越多地依靠技术手段。因此,我们对Voltron为行业带来的潜在机会非常乐观和兴奋,因为它不仅在提高速度和降低结算风险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同时也能在其网络内灵活连接银行、企业和其他第三方提供商。


通过区块链平台以电子方式发送文件意味着交易中所有参与者都能够在交易过程中查看实时数据。渣打银行表示,此举“大幅缩短”完成交易所需的时间,只需不到12小时。

石油公司通常利用信用证进行短期贸易融资,但这一过程主要依赖于人工和文书,所需交付时间长达五天。

渣打银行补充称,通过区块链,Voltron平台上的石油行业参与者将提高供应链的透明度并增加成本效益。

开放区块链行业平台Voltron 旨在“数字化创建、交换、批准和发行信用证”。

渣打银行贸易产品管理数字转型全球主管若丹·罗林(Jordane Rollin)补充道,Voltron即将推出商业发布。

    我们不断通过试点获得客户反馈,继而为Voltron 增添新功能。此外,我们还开始将服务范围拓展至信用证以外的领域,成为传统贸易数字化的新行业标准。


本周,渣打与腾讯、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的合资企业“数字广东”(Digital Guangdong)完成了首次供应链融资交易。“数字广东”项目旨在为中国广东省居民提供数字政府服务。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standard-chartered-completes-first-transaction-on-oil-industry-<em>blockchain-voltron/</em>
作者:Daniel Palmer
编译:ElaineW 查看全部
201908081329036539.jpg

 据Coindesk 8月7日报道,渣打银行宣布成功在石油行业区块链平台Voltron上,完成首笔国际信用证(LC)交易。

在周三的一份公告中,渣打银行表示,已经对泰国国家石油股份公司(PTT Group)、其子公司泰国国家石油国际交易公司(PTT International Trading Pte Ltd)与炼油、石化公司IRPC进行了试点交易,交易涉及从泰国向新加坡运输一种石油产品。

渣打银行表示:


    借助Voltron平台,渣打银行能够使各方之间端到端的信息交换数字化,并简化信用证签发、通知和议付以及单据提交等交易过程。



渣打银行跟单贸易产品管理全球主管塞缪尔·马修(Samuel Mathew)表示:


    本次试点交易标志着我们与Voltron 平台合作的开始。未来我们将有众多的交易,以实现贸易数字化。同时,我们还会增强客户体验。当前,为应对当今全球贸易环境中的挑战,我们的客户越来越多地依靠技术手段。因此,我们对Voltron为行业带来的潜在机会非常乐观和兴奋,因为它不仅在提高速度和降低结算风险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同时也能在其网络内灵活连接银行、企业和其他第三方提供商。



通过区块链平台以电子方式发送文件意味着交易中所有参与者都能够在交易过程中查看实时数据。渣打银行表示,此举“大幅缩短”完成交易所需的时间,只需不到12小时。

石油公司通常利用信用证进行短期贸易融资,但这一过程主要依赖于人工和文书,所需交付时间长达五天。

渣打银行补充称,通过区块链,Voltron平台上的石油行业参与者将提高供应链的透明度并增加成本效益。

开放区块链行业平台Voltron 旨在“数字化创建、交换、批准和发行信用证”。

渣打银行贸易产品管理数字转型全球主管若丹·罗林(Jordane Rollin)补充道,Voltron即将推出商业发布。


    我们不断通过试点获得客户反馈,继而为Voltron 增添新功能。此外,我们还开始将服务范围拓展至信用证以外的领域,成为传统贸易数字化的新行业标准。



本周,渣打与腾讯、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的合资企业“数字广东”(Digital Guangdong)完成了首次供应链融资交易。“数字广东”项目旨在为中国广东省居民提供数字政府服务。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standard-chartered-completes-first-transaction-on-oil-industry-<em>blockchain-voltron/</em>
作者:Daniel Palmer
编译:ElaineW

募资额Top50的区块链明星项目,现在还有几个活着?

项目blockbeats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7 11:40 • 来自相关话题

前几天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在网站推送了一条非常有意思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仅有 3 个山寨币价格的变化跑赢了比特币的涨幅,分别是币安平台币 BNB、Tezos(XTZ)、Chainlink(LINK)。剩下的项目都没有跑过比特币的 215% 涨幅。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行业几万个项目,剩下的那些,现在怎么样了?

2017 年,全球 ICO 融资 54 亿美元;2018 年,全球 ICO 融资 126 亿美元;2019 年上半年,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根据 ICOdrop 的数据统计,一共 87 个项目融资,一共 20.6 亿美元。

在这 200 多亿美元里,融资里程碑的项目笔笔皆是:EOS 用一年时间公募,融资 42 亿美元;Telegram 靠着不到 200 个人的私募融了 17 亿美元;主网已经拖延快一年的 FileCoin 融了 2 个亿美元...... 这些项目现在褒贬不一,有的突然起势,几十个公司都宣布合作;有的是融了上千万美元,却做了一个市值只有几百万美元的项目;有的项目一再延期,不断有团队成员离开。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根据 TokenData 的数据,结合项目的 Twitter、Github、社区活跃度、周报这些因素,总结了截止到 2019 年 6 月 30 日区块链融资历史上金额排名前 50 的项目现在的状况。我们一起看看,这些曾经大名鼎鼎的项目现在混成了什么样子?
 

融资历史 Top50

















注:1. 市值数据截取自 CoinMarketCap、CoinGecko、BitUniverse,若项目未上线则显示「-」、若项目已上线但无法查证流通市值则显示「?」。因统计数据来源众多,上表数据或存在些许差异,请读者不吝勘误。
2. 若该项目主网已上线并持续发声或项目 Github、Twitter、周/月报汇报进度基本正常,无严重逾期,则显示「进度基本正常」;若该项目 Github 更新延后、Twitter 等社交渠道发声较少、产品正在推进的,则显示「进度延期」;若该项目 Github 更新、路线图进度、Twitter 等渠道热度、产品推进有一项有严重缺陷或较大滞后的,则显示「进度延滞」;若该项目 Github、路线图、Twitter、产品均有严重缺陷且滞后较多的,则显示「进度停滞」。
这 50 个融资总金额刚好 100 亿美元的项目中,我们看到了虎头蛇尾的「伤仲永」,看到了落魄的「过气网红」,也看到了心术似乎不正的「空气币」。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统计,这 50 个明星项目中目前 19 个进度延滞,5 个已经停滞了,还有一些项目已经宣告失败,团队遣散,甚至被指控,真正进度基本正常的,只有 17 个,只占 34%。

这个数据还是因为今年有些新的大额融资,项目刚启动,还在正常阶段。再往下看几位,很多项目也都早就停滞了。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挑了几个代表,看看这些明星项目的现在。

 
明星项目的现在
 

EOS 的发展大家有目共睹,一年时间的众筹让 EOS 融到了史无前例的 42.34 亿美金,在 50 个项目中,金额占了接近一半。但是主网上线后,这个号称「区块链 3.0」的项目出现了许多问题让行业诟病:性能无法兑付、Github 进展缓慢、中心化程度高、DApp 经常被黑客攻击等等。创始人 BM 又在研发新的项目,不知道还会不会在乎 EOS 的未来。

加密聊天工具 Telegram 开发的网络 Telegram Open Network,靠着不到 200 个人的私募,融了 17 亿美元,也是私募融资的里程碑。最近 TON 的测试网刚刚上线,主网现在还未上线。我们只看到了 Telegram 画的大饼,但始终没有喂到嘴边。不过从 Telegram 比较扎实的开发功底来看,最终 TON 或许能给我们一些惊喜,行业内也有不少人对这个项目表示看好。

tZero 是证券代币发行(STO)的发行平台,融资 1.34 亿美金。当时,STO 这个概念本寄予了合规 ICO 的希望,可是并没有热起来,t0 代币的价格在上线后也破发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新动作,不过 7 月底,在线零售商、tZero 的母公司 Overstock 宣布,将使用由 tZero 发行的数字通证证券向其下属公司支付股东股息,同时通过美股给 t0 代币持有者分红,这种新玩法不知道能不能让 tZero 有一点热度。

即时社交应用 Kik Messenger 是主流互联网公司发币的一个代表。Kik 早期非常火爆,2010 年公开之后在 Twitter 上推出后,仅 15 天就已有 100 万用户登录。2017 年,KiK 月活 5000 万人的时候,宣布发行代币 KIN,在 2017 年 9 月完成 9850 万美金的 ICO 融资。但是今年 6 月 4 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式起诉 Kik 的 ICO 是非法融资,认为 KIN 是证券,但是 Kik 公司并没有在 SEC 那里注册。这个事情到现在还没有结果。

Elastos 亦来云是国内公链项目的一个经典。团队均是名校背景,背后行业知名的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和 NEO 小蚁的创始人达鸿飞,甚至还有富士康公司的站台,三轮融资近 7000 个比特币,还没上线就已经是国内最拉风的项目了。然而在 2018 年上线火币交易所后,币价大跌,很多投资者亏得血本无归,甚至开始自发组织维权。项目名声一落千丈,现在已经几乎没人关注了,甚至其他项目方都不想表明自己跟亦来云有关系,生怕投资者不满。

融资 5200 万美元的 Blockstack 最近大火,是这 50 个项目中,为数不多的还有好消息的项目。今年 7 月份,Blockstack 成为首个美国 SEC 批准的按 Reg A+规则,发行合规代币的项目。在加密货币融资的历史上,Blockstack 成为了里程碑。而且 Blockstack 的合规化也让提供 STO 融资形式失去了意义,既然可以主动寻求 SEC 的合规,为何还要去 STO 呢?

另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 Centra 公司的创始人的被捕。这位曾在 2017 年的 ICO 狂潮中融资近 5000 万美金的公司的创始人在 2018 年因涉嫌诈骗被指控,成为美国首位因 ICO 非法融资被捕的创始人。同时,为这个项目站台的众多明星,包括拳王梅瑟威都接到了 SEC 的罚款通知。现在看来,这也是当年 ICO 投机泡沫中,人性疯狂和贪婪交织在一起的一个缩影。

Sirin Labs 曾在 2017 年底融资近 1.58 亿美金,旨在打造一个内置独立硬件钱包的区块链手机「Finney」,据悉富士康也合作参与了「Finney」的开发。然而,市场似乎并不买账。2019 年 4 月,Sirin Labs 宣布大幅裁员四分之一,同时 CEO 以欺骗投资者为名被起诉。SRN 代币的价格也从最高的 3.8 美金滑落到 0.015 美金,流通市值滑落到仅 700 万美金,不到当初融资额的 5%,直到现在也没有复苏的迹象。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The DAO 的故事更是精彩。作为治理项目的鼻祖,THE DAO 第一次提出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的概念付诸实践。在它的设想中,每个人可以将加密货币投入其中,The DAO 再把这些资产投入到区块链项目中,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能够成为这个链上组织的有限合伙人。由于理念的前瞻性,The DAO 在 2016 年 5 月就完成了 1.5 亿美金的融资,这在当时的币圈绝无仅有。然而,The DAO 甚至还没有机会败给设计机制,就败给了技术漏洞。The DAO 被黑客进行了循环提现攻击,损失惨重,这一事件在以太坊社区闹得沸沸扬扬,最终硬分叉出 ETC 和 ETH 两条链,而 The DAO 则作为陪葬品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Bankera 曾在 2018 年 2 月完成 1.5 亿美金的融资,提出「建立传统金融和区块链之间桥梁」的它虽然仍保持社交媒体的发声,但现在已经看不到项目的实质性进展。其代币 BNK 也已经无人问津,跌去 80%,日交易量仅 5 万美元。

今年刚刚融了 5000 万美元的 ThunderCore 在昨天也出问题了,首席科学家、技术核心 ElaineShi 博士结束了 2 年的合约,不再继续与 ThunderCore 签约。ElaineShi 之于 ThunderCore,就像 Gavin Wood 之于 Polkadot。此事也引发了 ThunderCore 社区内的激烈讨论,有投资者在社群内表示项目团队早已知道这一事情并且进行了隐瞒,并认为项目方「偷偷砸盘」。

由 3 位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创办的 Basis,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代表。Google Ventures、a16z、Polychain Capital、Pantera、Metastable、贝恩资本、币安 Labs、Naval 等诸多重量级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纷纷入局,融资 1.25 亿美元,抢滩算法稳定币江湖,打算开辟稳定币新时代。然而,美国 SEC 打碎了 Basis 的美梦,监管认为 Basis 系统中的 Baseshare 和 Basebond 属于「证券」型资产,发行该类代币违背了有关规定。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三个普林斯顿的年轻人最后竞以「散场」谢幕。

PumaPay 是一个比较冷门的支付系统类项目,闷声不响地在 2018 年 5 月完成了约 1.17 亿美金的 ICO 融资。一年多过去了,项目并没有突破性进展,代币也依然鲜为人知,据 Coinmarketcap 显示,PMA 近 24 小时交易量仅 2.2 万美金,流动性几乎归零。

而类似的下场,在区块链项目中,数不胜数。

 
融资高≠项目靠谱
 

史上最高融资的 50 个项目,66% 都处于不正常的状态,团队不是被抓就是遣散,只有 17 个还算正常。从这个结果看,我们本能地就想下个结论:有些项目从一开始就打着发币圈钱的主意有备而来。还有一些项目本来想认认真真做事,可当巨额融资款到手后思想转变,将白皮书中描绘的美好计划抛之脑后,最后也成了敷衍了事的垃圾项目。

虽然不排除有些项目上线的目的就是要割韭菜,但其实很多项目落寞的原因非常复杂,我们无法判断项目方本来的意图,很多时候外部环境对于团队的影响,我们这些不了解信息的外部人员无法做出判断。

所以,我们也只能得出两个结论:

1、融资金额高并不能说明项目靠谱;
2、2017 和 2018 年那个区块链疯狂融资的时代再也不会出现了。



其实,也有很多现在依旧活跃的知名项目并没有过大量的融资。Cosmos 在 2017 年 4 月完成的 ICO 中,仅募集了 1700 万美金等价的比特币和以太坊,但是今年主网上线后引领了跨链这个主题;号称「区块链 USB」的去中心化预言机 Chainlink 在 2017 年 9 月份融资 3200 万美元,沉寂了两年后开始爆发,在稳定币、物联网、公链、隐私、去中心化金融 DeFi 等方面,甚至 Google 和甲骨文这些巨头均宣布与 Chainlink 合作,合作团队多达 41 个。代币 LINK 的价值也在今年达到了顶峰。

当然,还有很多 PoW 项目连融资都没有。今年年初的 Grin 团队为了实现代币公平分配这个目标,有人给他们投资都不要,所有的收入全靠社区的捐款,希望真的能用区块链,去实现自己的那一点理想主义。

当我们回过头来回顾那些曾经在区块链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笔划的项目时,上亿美元融资、顶级开发团队、乌托邦式白皮书,无时无刻不在扣动着每一个买了他们代币的投资者的心弦。有些项目方确实还在做事,但是已经开始偏离他们的主题,也有很多项目方在赚得盆满钵满之后离开行业,甩手走人,再次把「韭菜」推到「割不割肉」的悬崖边上。

除了上述提到的融资过 4500 万美元的明星项目之外,还有更多融资金额超过千万美元的项目,他们的项目开发和社区运行早都已经停滞,甚至有些项目方团队都已经解散了。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推荐诸位读者再去关注一下自己曾经投资过的项目,查看一下他们现在是否还在「做事」,或者已经「跑路」。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


作者:0x22 0x29 查看全部

Brazilian-Govt-Official-Believes-Economic-Reforms-May-Result-in-Crypto-Based-Tax-Evasion.jpg

前几天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在网站推送了一条非常有意思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仅有 3 个山寨币价格的变化跑赢了比特币的涨幅,分别是币安平台币 BNB、Tezos(XTZ)、Chainlink(LINK)。剩下的项目都没有跑过比特币的 215% 涨幅。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行业几万个项目,剩下的那些,现在怎么样了?

2017 年,全球 ICO 融资 54 亿美元;2018 年,全球 ICO 融资 126 亿美元;2019 年上半年,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根据 ICOdrop 的数据统计,一共 87 个项目融资,一共 20.6 亿美元。

在这 200 多亿美元里,融资里程碑的项目笔笔皆是:EOS 用一年时间公募,融资 42 亿美元;Telegram 靠着不到 200 个人的私募融了 17 亿美元;主网已经拖延快一年的 FileCoin 融了 2 个亿美元...... 这些项目现在褒贬不一,有的突然起势,几十个公司都宣布合作;有的是融了上千万美元,却做了一个市值只有几百万美元的项目;有的项目一再延期,不断有团队成员离开。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根据 TokenData 的数据,结合项目的 Twitter、Github、社区活跃度、周报这些因素,总结了截止到 2019 年 6 月 30 日区块链融资历史上金额排名前 50 的项目现在的状况。我们一起看看,这些曾经大名鼎鼎的项目现在混成了什么样子?
 

融资历史 Top50


20190807093111Ryc8.jpeg


201908070931112fpP.jpeg


20190807093112tHwb.jpeg


注:1. 市值数据截取自 CoinMarketCap、CoinGecko、BitUniverse,若项目未上线则显示「-」、若项目已上线但无法查证流通市值则显示「?」。因统计数据来源众多,上表数据或存在些许差异,请读者不吝勘误。
2. 若该项目主网已上线并持续发声或项目 Github、Twitter、周/月报汇报进度基本正常,无严重逾期,则显示「进度基本正常」;若该项目 Github 更新延后、Twitter 等社交渠道发声较少、产品正在推进的,则显示「进度延期」;若该项目 Github 更新、路线图进度、Twitter 等渠道热度、产品推进有一项有严重缺陷或较大滞后的,则显示「进度延滞」;若该项目 Github、路线图、Twitter、产品均有严重缺陷且滞后较多的,则显示「进度停滞」。
这 50 个融资总金额刚好 100 亿美元的项目中,我们看到了虎头蛇尾的「伤仲永」,看到了落魄的「过气网红」,也看到了心术似乎不正的「空气币」。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统计,这 50 个明星项目中目前 19 个进度延滞,5 个已经停滞了,还有一些项目已经宣告失败,团队遣散,甚至被指控,真正进度基本正常的,只有 17 个,只占 34%。

这个数据还是因为今年有些新的大额融资,项目刚启动,还在正常阶段。再往下看几位,很多项目也都早就停滞了。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挑了几个代表,看看这些明星项目的现在。

 
明星项目的现在
 

EOS 的发展大家有目共睹,一年时间的众筹让 EOS 融到了史无前例的 42.34 亿美金,在 50 个项目中,金额占了接近一半。但是主网上线后,这个号称「区块链 3.0」的项目出现了许多问题让行业诟病:性能无法兑付、Github 进展缓慢、中心化程度高、DApp 经常被黑客攻击等等。创始人 BM 又在研发新的项目,不知道还会不会在乎 EOS 的未来。

加密聊天工具 Telegram 开发的网络 Telegram Open Network,靠着不到 200 个人的私募,融了 17 亿美元,也是私募融资的里程碑。最近 TON 的测试网刚刚上线,主网现在还未上线。我们只看到了 Telegram 画的大饼,但始终没有喂到嘴边。不过从 Telegram 比较扎实的开发功底来看,最终 TON 或许能给我们一些惊喜,行业内也有不少人对这个项目表示看好。

tZero 是证券代币发行(STO)的发行平台,融资 1.34 亿美金。当时,STO 这个概念本寄予了合规 ICO 的希望,可是并没有热起来,t0 代币的价格在上线后也破发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新动作,不过 7 月底,在线零售商、tZero 的母公司 Overstock 宣布,将使用由 tZero 发行的数字通证证券向其下属公司支付股东股息,同时通过美股给 t0 代币持有者分红,这种新玩法不知道能不能让 tZero 有一点热度。

即时社交应用 Kik Messenger 是主流互联网公司发币的一个代表。Kik 早期非常火爆,2010 年公开之后在 Twitter 上推出后,仅 15 天就已有 100 万用户登录。2017 年,KiK 月活 5000 万人的时候,宣布发行代币 KIN,在 2017 年 9 月完成 9850 万美金的 ICO 融资。但是今年 6 月 4 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式起诉 Kik 的 ICO 是非法融资,认为 KIN 是证券,但是 Kik 公司并没有在 SEC 那里注册。这个事情到现在还没有结果。

Elastos 亦来云是国内公链项目的一个经典。团队均是名校背景,背后行业知名的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和 NEO 小蚁的创始人达鸿飞,甚至还有富士康公司的站台,三轮融资近 7000 个比特币,还没上线就已经是国内最拉风的项目了。然而在 2018 年上线火币交易所后,币价大跌,很多投资者亏得血本无归,甚至开始自发组织维权。项目名声一落千丈,现在已经几乎没人关注了,甚至其他项目方都不想表明自己跟亦来云有关系,生怕投资者不满。

融资 5200 万美元的 Blockstack 最近大火,是这 50 个项目中,为数不多的还有好消息的项目。今年 7 月份,Blockstack 成为首个美国 SEC 批准的按 Reg A+规则,发行合规代币的项目。在加密货币融资的历史上,Blockstack 成为了里程碑。而且 Blockstack 的合规化也让提供 STO 融资形式失去了意义,既然可以主动寻求 SEC 的合规,为何还要去 STO 呢?

另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 Centra 公司的创始人的被捕。这位曾在 2017 年的 ICO 狂潮中融资近 5000 万美金的公司的创始人在 2018 年因涉嫌诈骗被指控,成为美国首位因 ICO 非法融资被捕的创始人。同时,为这个项目站台的众多明星,包括拳王梅瑟威都接到了 SEC 的罚款通知。现在看来,这也是当年 ICO 投机泡沫中,人性疯狂和贪婪交织在一起的一个缩影。

Sirin Labs 曾在 2017 年底融资近 1.58 亿美金,旨在打造一个内置独立硬件钱包的区块链手机「Finney」,据悉富士康也合作参与了「Finney」的开发。然而,市场似乎并不买账。2019 年 4 月,Sirin Labs 宣布大幅裁员四分之一,同时 CEO 以欺骗投资者为名被起诉。SRN 代币的价格也从最高的 3.8 美金滑落到 0.015 美金,流通市值滑落到仅 700 万美金,不到当初融资额的 5%,直到现在也没有复苏的迹象。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The DAO 的故事更是精彩。作为治理项目的鼻祖,THE DAO 第一次提出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的概念付诸实践。在它的设想中,每个人可以将加密货币投入其中,The DAO 再把这些资产投入到区块链项目中,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能够成为这个链上组织的有限合伙人。由于理念的前瞻性,The DAO 在 2016 年 5 月就完成了 1.5 亿美金的融资,这在当时的币圈绝无仅有。然而,The DAO 甚至还没有机会败给设计机制,就败给了技术漏洞。The DAO 被黑客进行了循环提现攻击,损失惨重,这一事件在以太坊社区闹得沸沸扬扬,最终硬分叉出 ETC 和 ETH 两条链,而 The DAO 则作为陪葬品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Bankera 曾在 2018 年 2 月完成 1.5 亿美金的融资,提出「建立传统金融和区块链之间桥梁」的它虽然仍保持社交媒体的发声,但现在已经看不到项目的实质性进展。其代币 BNK 也已经无人问津,跌去 80%,日交易量仅 5 万美元。

今年刚刚融了 5000 万美元的 ThunderCore 在昨天也出问题了,首席科学家、技术核心 ElaineShi 博士结束了 2 年的合约,不再继续与 ThunderCore 签约。ElaineShi 之于 ThunderCore,就像 Gavin Wood 之于 Polkadot。此事也引发了 ThunderCore 社区内的激烈讨论,有投资者在社群内表示项目团队早已知道这一事情并且进行了隐瞒,并认为项目方「偷偷砸盘」。

由 3 位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创办的 Basis,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代表。Google Ventures、a16z、Polychain Capital、Pantera、Metastable、贝恩资本、币安 Labs、Naval 等诸多重量级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纷纷入局,融资 1.25 亿美元,抢滩算法稳定币江湖,打算开辟稳定币新时代。然而,美国 SEC 打碎了 Basis 的美梦,监管认为 Basis 系统中的 Baseshare 和 Basebond 属于「证券」型资产,发行该类代币违背了有关规定。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三个普林斯顿的年轻人最后竞以「散场」谢幕。

PumaPay 是一个比较冷门的支付系统类项目,闷声不响地在 2018 年 5 月完成了约 1.17 亿美金的 ICO 融资。一年多过去了,项目并没有突破性进展,代币也依然鲜为人知,据 Coinmarketcap 显示,PMA 近 24 小时交易量仅 2.2 万美金,流动性几乎归零。

而类似的下场,在区块链项目中,数不胜数。

 
融资高≠项目靠谱
 

史上最高融资的 50 个项目,66% 都处于不正常的状态,团队不是被抓就是遣散,只有 17 个还算正常。从这个结果看,我们本能地就想下个结论:有些项目从一开始就打着发币圈钱的主意有备而来。还有一些项目本来想认认真真做事,可当巨额融资款到手后思想转变,将白皮书中描绘的美好计划抛之脑后,最后也成了敷衍了事的垃圾项目。

虽然不排除有些项目上线的目的就是要割韭菜,但其实很多项目落寞的原因非常复杂,我们无法判断项目方本来的意图,很多时候外部环境对于团队的影响,我们这些不了解信息的外部人员无法做出判断。

所以,我们也只能得出两个结论:


1、融资金额高并不能说明项目靠谱;
2、2017 和 2018 年那个区块链疯狂融资的时代再也不会出现了。




其实,也有很多现在依旧活跃的知名项目并没有过大量的融资。Cosmos 在 2017 年 4 月完成的 ICO 中,仅募集了 1700 万美金等价的比特币和以太坊,但是今年主网上线后引领了跨链这个主题;号称「区块链 USB」的去中心化预言机 Chainlink 在 2017 年 9 月份融资 3200 万美元,沉寂了两年后开始爆发,在稳定币、物联网、公链、隐私、去中心化金融 DeFi 等方面,甚至 Google 和甲骨文这些巨头均宣布与 Chainlink 合作,合作团队多达 41 个。代币 LINK 的价值也在今年达到了顶峰。

当然,还有很多 PoW 项目连融资都没有。今年年初的 Grin 团队为了实现代币公平分配这个目标,有人给他们投资都不要,所有的收入全靠社区的捐款,希望真的能用区块链,去实现自己的那一点理想主义。

当我们回过头来回顾那些曾经在区块链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笔划的项目时,上亿美元融资、顶级开发团队、乌托邦式白皮书,无时无刻不在扣动着每一个买了他们代币的投资者的心弦。有些项目方确实还在做事,但是已经开始偏离他们的主题,也有很多项目方在赚得盆满钵满之后离开行业,甩手走人,再次把「韭菜」推到「割不割肉」的悬崖边上。

除了上述提到的融资过 4500 万美元的明星项目之外,还有更多融资金额超过千万美元的项目,他们的项目开发和社区运行早都已经停滞,甚至有些项目方团队都已经解散了。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推荐诸位读者再去关注一下自己曾经投资过的项目,查看一下他们现在是否还在「做事」,或者已经「跑路」。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


作者:0x22 0x29

趣头条的区块链实验:为何金币贬值了6.6倍?

公司yibencaiji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5 15:50 • 来自相关话题

过去两年掀起的区块链热潮,让这个词变得无比神秘。

实际上,现在区块链的几个主流概念和玩法,早就有很多尝试者。比如,吸收了直销模式精髓的趣头条,将裂变推广用到了极致。

还有早在2012年就成立的“橙光游戏”,将社群玩出了新境界。

在这些模式中,“币”不再神秘,没有区块链外衣的过度包装,大家看的,只是币的真正价值。

趣头条的“金币”,一度贬值6.6倍;而橙光的“鲜花”,一直锚定着人民币。

这些真正区块链思维的先行者,目前也未趟出一条明道来。

区块链思维离真正的落地,恐怕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01 趣头条的逆袭
 

眼下流行的区块链玩法到底有哪些?

现在最常见的,无非就是裂变推广、持币分红、社群自治。

先来一个有趣的例子,就是去年最火的黑马交易所FCoin。

“交易即挖矿”模式,一度搅动币圈。

这个模式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让使用者变成了获利者。

在互联网时代,其实最核心的资产,就是“用户”。

比如,让百度产生价值的,是搜索用户;让支付宝产生价值的,是支付用户。

但是,这些使用者贡献了自己的数据和流量,给平台带来了巨额收益,却并未享受到这些收益。

FCoin当时的逻辑,就是让用户变成受益者,能分享其利润。

再来看看前两年很火的区块链项目Steemit。

这是一个社交媒体平台。所有的人都可以在上面发文章,你获得的阅读和点赞越多,就能分到更多的代币:Steem。

而这个模式的魅力,也是让内容生产者可以直接获得流量带来的利润。

这些曾经红极一时的区块链模式,说到底,都是将原来的生产关系改变了:用户变成了利益分享者。

实际上,这些尝试将生产关系改变的商业模式,早就在很多领域出现——只是它们从来不穿着区块链的外衣。

最有名的尝试者,就是趣头条。

“论拉新、留存、促活,整个链圈加起来,都比不过一个趣头条。”有区块链从业者指出。

2016年,内容资讯平台趣头条诞生。

彼时,凭借推荐算法起家的今日头条,已经完成了对传统门户新闻客户端的小规模胜利。没人想到,这一战场还会杀出一匹黑马。

趣头条是怎么玩的?

在趣头条平台,用户邀请好友注册即可获得现金红包。

同时,用户每日签到,完成指定阅读时长,创造优质评论,甚至参与每日开宝箱活动,都可获得平台金币奖励。

10000金币可兑换1元人民币,满1元即可提现。






这个金币系统,就是典型的“持币分红”模式。这些阅读的用户,带来了广告价值,从而获得一定的广告收益。

除此之外,用户邀请到的好友,也会通过“师徒系统”自动成为自己的“徒弟”。

“徒弟”在平台上获得金币,“师父”也可以获得一部分返现。这也让“师父”有耐心手把手指导“徒弟”注册、使用并推广趣头条。

这个师徒系统,也是将直销模式的精髓用到了极致。

“无论是币圈的‘交易即挖矿’,还是趣头条的‘裂变拉新’,其本质都是企业让利于用户,与用户实现利益绑定,并借助用户的力量完成获客。”某银行金融科技部门产品经理刘景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因此,业内一直认为,趣头条是第一个真正将区块链思维运用到极致的项目。

而趣头条的这个模式成功后,很多领域都开始模仿。

比如,现在有很多读书平台,会根据阅读时长给用户分币;甚至还有输入法,也会根据用户的使用频率、时长发币。


02 更早的尝试者
 

除了最有名的趣头条之外,其实还有一个更早的尝试者,就是互动阅读社区“橙光游戏”。

橙光游戏成立于2012年。在2017年年末,这个游戏平台上线了一个投资系统。

这套系统是怎么运转的?

在橙光平台上,有一个类似币的产品,叫做“鲜花”。

橙光上有一些作者会写小说,然后根据小说内容,插上图片、背景,甚至给主角配上语音,就变成一款情景类的游戏。






类似于前段时间很火的《恋与制作人》。

这个平台上,还存在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是阅书无数的资深读者,他们如果觉得这部作品很好,也可以通过打赏鲜花,成为“投资者”。

获得的鲜花越多,这部作品的级别就越高,推荐等级和曝光度也会变高。

作品只会免费提供前面几章,后面要看,读者就要支付“鲜花”。而最终,作品获得的所有鲜花,平台、作者和投资者都可以分成。

这是一套很有趣的商业模式。

这个平台上存在着三个角色:

一个是写作并制作成小说的作者;一个是投资达人;一个是普通读者。

作者产生作品;投资者筛选作品,帮平台鉴别优劣;而读者产生利润。

“这和币圈的逻辑何其相似。”区块链从业者张季明说。

他表示,如果将橙光平台类比为以太坊,这相当于每一个橙光游戏作品都对应了一个ERC20 Token。

“玩家可以购买Token成为作品的股东,享受收益,也可随时退出,将Token换成ETH,再投资下一个作品。”

“除此之外,橙光通过投资分红的形式,将作者与投资者实现了强绑定,让作者代替职业编辑进行催更,既可以提升用户归属感与社区活跃度,还能解决困扰行业已久的‘太监’(作者断更)难题。”张季明指出。

目前来看,橙光游戏的玩法,真的是参透了区块链的精髓:通过激励机制绑定用户,引导用户生态形成自运营社区,再借助社区用户实现产品的推广传播。

去年5月,橙光宣布获得亿元融资。

据橙光自己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橙光平台用户已超4800万,月活跃用户超过350万。

所以,这些区块链标榜的“划时代”玩法,早就不再新鲜,也并不神秘,在很多领域都已经有过不少成功的尝试者。


03 前路漫漫
 

前两年,整个区块链市场,都是极为不冷静的。

仿佛只要穿上“区块链”的外衣,所有的数字货币都能迎来一轮暴涨。

但是,所有的商业模式,如果不能落地,那就是空中楼阁。

在经济学中,我们将其称为“空转”。

任何空转的项目,说到底都是庞氏骗局,都是收割散户的工具。

从今年开始,整个市场开始趋于冷静,行业也开始对“区块链”这个概念去神秘化。

“区块链一点都不神秘,我觉得是一个过度包装的概念,很多项目只是把直销或者传销的精髓拿过来,然后就贴上区块链的标签。”一位区块链的资深从业者李格华称,身边的人都冷静了很多。

撕下区块链的外衣之后,大家都在关注背后的商业模式是否可以落地、背后的币是否有价值。

我们再来看看,前面提到的这两个深得区块链精髓的模式,如今走得如何?

去年上市之后的趣头条,股票表现实在不尽如人意。

7美金的发行价,如今已跌到3.7美金,直接腰斩。






为何趣头条的模式,到了后期不灵了?

这是因为,早期很多用户都是冲着金币“薅羊毛”而来。

大量羊毛用户的存在,就意味着平台的广告转化率不高。

广告主们看不到效果,就会减少广告的投入,从而导致金币不断贬值。

如今趣头条金币的兑换比,已从1500个兑换1块钱,变成了10000个兑换1块钱,半年时间,贬值了6.6倍。

金币的贬值,也会导致羊毛党的积极性降低,从而走向一个恶性循环。

我们再来看看橙光。

目前,橙光的设计是鲜花只能用户消费或投资,不能变现。

因此,许多橙光用户都把投资系统视作支持作者甚至“小赌怡情”的工具,而非专业投资。

而橙光平台的活跃作者、用户,呈现出明显的低龄化、女性化趋势,许多用户投资能力十分有限。

“十赌九输。”有橙光玩家这样评价其投资系统。

如此来看,橙光的尝试,更像是一套游戏玩法,用户很难以此牟利。

总而言之,所谓“币”的价格,都是与其价值直接挂钩。

“在区块链领域,对于一个尚未落地,且前景并不可观的币进行炒作,指望它们暴涨10倍、100倍是多么可笑。”李格华称。

再来看看FCoin,交易即挖矿在早期为FCoin带来了海量的用户与交易量。

最高时,FCoin的平台币FT获得了128倍的暴涨,但如今,币价一落千丈。

在一轮狂欢过后,任何项目面临落地的现实之时,必然被打回原形,币价归于真实价值。

李格华认为,任何项目,都应该撕下区块链的外衣,去看内核和实际的商业模式。实际上,所谓的区块链思维,不过是将直销精髓运用到极致,将更多的利益分给用户,是一种“让利思维”。

而这个模式唯一能走通的方式,就是这个生态越做越大,用户分的利益越来越多。

能做到,就是正循环,不能做到,就是恶性循环。

就这么简单,毫不神秘。

区块链神话已破。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文:棘轮
来源:一本区块链 查看全部
20180329074556.jpg

过去两年掀起的区块链热潮,让这个词变得无比神秘。

实际上,现在区块链的几个主流概念和玩法,早就有很多尝试者。比如,吸收了直销模式精髓的趣头条,将裂变推广用到了极致。

还有早在2012年就成立的“橙光游戏”,将社群玩出了新境界。

在这些模式中,“币”不再神秘,没有区块链外衣的过度包装,大家看的,只是币的真正价值。

趣头条的“金币”,一度贬值6.6倍;而橙光的“鲜花”,一直锚定着人民币。

这些真正区块链思维的先行者,目前也未趟出一条明道来。

区块链思维离真正的落地,恐怕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01 趣头条的逆袭
 

眼下流行的区块链玩法到底有哪些?

现在最常见的,无非就是裂变推广、持币分红、社群自治。

先来一个有趣的例子,就是去年最火的黑马交易所FCoin。

“交易即挖矿”模式,一度搅动币圈。

这个模式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让使用者变成了获利者。

在互联网时代,其实最核心的资产,就是“用户”。

比如,让百度产生价值的,是搜索用户;让支付宝产生价值的,是支付用户。

但是,这些使用者贡献了自己的数据和流量,给平台带来了巨额收益,却并未享受到这些收益。

FCoin当时的逻辑,就是让用户变成受益者,能分享其利润。

再来看看前两年很火的区块链项目Steemit。

这是一个社交媒体平台。所有的人都可以在上面发文章,你获得的阅读和点赞越多,就能分到更多的代币:Steem。

而这个模式的魅力,也是让内容生产者可以直接获得流量带来的利润。

这些曾经红极一时的区块链模式,说到底,都是将原来的生产关系改变了:用户变成了利益分享者。

实际上,这些尝试将生产关系改变的商业模式,早就在很多领域出现——只是它们从来不穿着区块链的外衣。

最有名的尝试者,就是趣头条。

“论拉新、留存、促活,整个链圈加起来,都比不过一个趣头条。”有区块链从业者指出。

2016年,内容资讯平台趣头条诞生。

彼时,凭借推荐算法起家的今日头条,已经完成了对传统门户新闻客户端的小规模胜利。没人想到,这一战场还会杀出一匹黑马。

趣头条是怎么玩的?

在趣头条平台,用户邀请好友注册即可获得现金红包。

同时,用户每日签到,完成指定阅读时长,创造优质评论,甚至参与每日开宝箱活动,都可获得平台金币奖励。

10000金币可兑换1元人民币,满1元即可提现。

2019080513533293lZ.jpeg


这个金币系统,就是典型的“持币分红”模式。这些阅读的用户,带来了广告价值,从而获得一定的广告收益。

除此之外,用户邀请到的好友,也会通过“师徒系统”自动成为自己的“徒弟”。

“徒弟”在平台上获得金币,“师父”也可以获得一部分返现。这也让“师父”有耐心手把手指导“徒弟”注册、使用并推广趣头条。

这个师徒系统,也是将直销模式的精髓用到了极致。

“无论是币圈的‘交易即挖矿’,还是趣头条的‘裂变拉新’,其本质都是企业让利于用户,与用户实现利益绑定,并借助用户的力量完成获客。”某银行金融科技部门产品经理刘景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因此,业内一直认为,趣头条是第一个真正将区块链思维运用到极致的项目。

而趣头条的这个模式成功后,很多领域都开始模仿。

比如,现在有很多读书平台,会根据阅读时长给用户分币;甚至还有输入法,也会根据用户的使用频率、时长发币。


02 更早的尝试者
 

除了最有名的趣头条之外,其实还有一个更早的尝试者,就是互动阅读社区“橙光游戏”。

橙光游戏成立于2012年。在2017年年末,这个游戏平台上线了一个投资系统。

这套系统是怎么运转的?

在橙光平台上,有一个类似币的产品,叫做“鲜花”。

橙光上有一些作者会写小说,然后根据小说内容,插上图片、背景,甚至给主角配上语音,就变成一款情景类的游戏。

20190805135333TP7x.jpeg


类似于前段时间很火的《恋与制作人》。

这个平台上,还存在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是阅书无数的资深读者,他们如果觉得这部作品很好,也可以通过打赏鲜花,成为“投资者”。

获得的鲜花越多,这部作品的级别就越高,推荐等级和曝光度也会变高。

作品只会免费提供前面几章,后面要看,读者就要支付“鲜花”。而最终,作品获得的所有鲜花,平台、作者和投资者都可以分成。

这是一套很有趣的商业模式。

这个平台上存在着三个角色:

一个是写作并制作成小说的作者;一个是投资达人;一个是普通读者。

作者产生作品;投资者筛选作品,帮平台鉴别优劣;而读者产生利润。

“这和币圈的逻辑何其相似。”区块链从业者张季明说。

他表示,如果将橙光平台类比为以太坊,这相当于每一个橙光游戏作品都对应了一个ERC20 Token。

“玩家可以购买Token成为作品的股东,享受收益,也可随时退出,将Token换成ETH,再投资下一个作品。”

“除此之外,橙光通过投资分红的形式,将作者与投资者实现了强绑定,让作者代替职业编辑进行催更,既可以提升用户归属感与社区活跃度,还能解决困扰行业已久的‘太监’(作者断更)难题。”张季明指出。

目前来看,橙光游戏的玩法,真的是参透了区块链的精髓:通过激励机制绑定用户,引导用户生态形成自运营社区,再借助社区用户实现产品的推广传播。

去年5月,橙光宣布获得亿元融资。

据橙光自己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橙光平台用户已超4800万,月活跃用户超过350万。

所以,这些区块链标榜的“划时代”玩法,早就不再新鲜,也并不神秘,在很多领域都已经有过不少成功的尝试者。


03 前路漫漫
 

前两年,整个区块链市场,都是极为不冷静的。

仿佛只要穿上“区块链”的外衣,所有的数字货币都能迎来一轮暴涨。

但是,所有的商业模式,如果不能落地,那就是空中楼阁。

在经济学中,我们将其称为“空转”。

任何空转的项目,说到底都是庞氏骗局,都是收割散户的工具。

从今年开始,整个市场开始趋于冷静,行业也开始对“区块链”这个概念去神秘化。

“区块链一点都不神秘,我觉得是一个过度包装的概念,很多项目只是把直销或者传销的精髓拿过来,然后就贴上区块链的标签。”一位区块链的资深从业者李格华称,身边的人都冷静了很多。

撕下区块链的外衣之后,大家都在关注背后的商业模式是否可以落地、背后的币是否有价值。

我们再来看看,前面提到的这两个深得区块链精髓的模式,如今走得如何?

去年上市之后的趣头条,股票表现实在不尽如人意。

7美金的发行价,如今已跌到3.7美金,直接腰斩。

20190805135333oM8o.jpeg


为何趣头条的模式,到了后期不灵了?

这是因为,早期很多用户都是冲着金币“薅羊毛”而来。

大量羊毛用户的存在,就意味着平台的广告转化率不高。

广告主们看不到效果,就会减少广告的投入,从而导致金币不断贬值。

如今趣头条金币的兑换比,已从1500个兑换1块钱,变成了10000个兑换1块钱,半年时间,贬值了6.6倍。

金币的贬值,也会导致羊毛党的积极性降低,从而走向一个恶性循环。

我们再来看看橙光。

目前,橙光的设计是鲜花只能用户消费或投资,不能变现。

因此,许多橙光用户都把投资系统视作支持作者甚至“小赌怡情”的工具,而非专业投资。

而橙光平台的活跃作者、用户,呈现出明显的低龄化、女性化趋势,许多用户投资能力十分有限。

“十赌九输。”有橙光玩家这样评价其投资系统。

如此来看,橙光的尝试,更像是一套游戏玩法,用户很难以此牟利。

总而言之,所谓“币”的价格,都是与其价值直接挂钩。

“在区块链领域,对于一个尚未落地,且前景并不可观的币进行炒作,指望它们暴涨10倍、100倍是多么可笑。”李格华称。

再来看看FCoin,交易即挖矿在早期为FCoin带来了海量的用户与交易量。

最高时,FCoin的平台币FT获得了128倍的暴涨,但如今,币价一落千丈。

在一轮狂欢过后,任何项目面临落地的现实之时,必然被打回原形,币价归于真实价值。

李格华认为,任何项目,都应该撕下区块链的外衣,去看内核和实际的商业模式。实际上,所谓的区块链思维,不过是将直销精髓运用到极致,将更多的利益分给用户,是一种“让利思维”。

而这个模式唯一能走通的方式,就是这个生态越做越大,用户分的利益越来越多。

能做到,就是正循环,不能做到,就是恶性循环。

就这么简单,毫不神秘。

区块链神话已破。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文:棘轮
来源:一本区块链

比特币价格复苏,带动区块链行业投融资持续回暖

市场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5 12:29 • 来自相关话题

刚刚结束的7月里,乍暖还寒的投融资环境并未发生改变。

据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7月约有173只基金完成了募资,共募集272.6亿元人民币。但愉悦资本和华兴资本旗下新基金分别募得近50亿人民币和65亿人民币,两只基金募资金额占7月募资总额的42%。

投资方面,区块链行业的投资次数显著增加。

 
区块链行业投融资与二级市场联动
 

2019年以来,比特币经历了一轮从熊市到牛市的转换。

比特币价格从2018年第四季度狂泻50%之后,在2019年1月初创下两年来新低。在经历了近半年的沉寂之后,比特币在4月发力,一路狂奔。拥有27亿用户的互联网社交巨头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更是给整个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与此同时,比特币也最高攻上了88000多元,带动其他主流币普涨。

根据记者统计发现,区块链的投融资事件和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存在一定的相关性。在2019年一季度,仅有49家区块链企业得到投资,是2018年以来区块链投资事件最少的一个季度。但是这个数据很快得到转变,2019年二季度,共有70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在刚刚过去的7月里,就有33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有望整体在三季度回到2018年一季度的水平。

2019年上半年,75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总金额高达49亿元人民币,其中战略投资、A轮和种子轮投资数量最多,分别达到35个、23个和21个。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为650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四大领域分别是社交类DApp、协议、公链以及数字资产综合管理。

而今年7月,12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共计融资4.5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375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项目仍然是数字货币。

 
蚂蚁金服、日本软银频频出击
 

在2019年上半年,283家投资方中闪现出不少传统大机构与大企业的身影,包括IDG、蚂蚁金服、日本软银等。

今年2月,红杉资本印度参投了社区工具开发商Band Protocal;2月,富达国际参投了加密货币数据供应商Coin Metrics; 4月,Paypal参投了数字身份认证商Cambridge Blockchain;5月,蚂蚁金服参投了以色列隐私技术的开发商QEDIT;5月,日本软银参投了区块链动漫项目Myou。

最新数据显示,蚂蚁金服的区块链项目迄今已经落地了40多个应用场景,在公益、跨境汇款、小微企业融资、商品正品溯源、租赁房源溯源等领域均有涉及。

不仅传统大机构青睐区块链投资,不少传统领域的个人投资者也把目光投向了区块链项目。

7月,美图董事长蔡文胜以个人名义战略投资了抹茶(MXC)交易所。MXC交易所成立于2018年4月,拥有200万注册用户,日活用户超过20万,日交易量超过6亿美元。


来源:中国基金报

原题《区块链行业投融资持续回暖 日本软银、蚂蚁金服竞相参与》

记者 莫琳 查看全部
web1_Blockchain-to-open-new-doors-for-SME-funding.jpg

刚刚结束的7月里,乍暖还寒的投融资环境并未发生改变。

据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7月约有173只基金完成了募资,共募集272.6亿元人民币。但愉悦资本和华兴资本旗下新基金分别募得近50亿人民币和65亿人民币,两只基金募资金额占7月募资总额的42%。

投资方面,区块链行业的投资次数显著增加。

 
区块链行业投融资与二级市场联动
 

2019年以来,比特币经历了一轮从熊市到牛市的转换。

比特币价格从2018年第四季度狂泻50%之后,在2019年1月初创下两年来新低。在经历了近半年的沉寂之后,比特币在4月发力,一路狂奔。拥有27亿用户的互联网社交巨头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更是给整个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与此同时,比特币也最高攻上了88000多元,带动其他主流币普涨。

根据记者统计发现,区块链的投融资事件和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存在一定的相关性。在2019年一季度,仅有49家区块链企业得到投资,是2018年以来区块链投资事件最少的一个季度。但是这个数据很快得到转变,2019年二季度,共有70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在刚刚过去的7月里,就有33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有望整体在三季度回到2018年一季度的水平。

2019年上半年,75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总金额高达49亿元人民币,其中战略投资、A轮和种子轮投资数量最多,分别达到35个、23个和21个。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为650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四大领域分别是社交类DApp、协议、公链以及数字资产综合管理。

而今年7月,12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共计融资4.5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375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项目仍然是数字货币。

 
蚂蚁金服、日本软银频频出击
 

在2019年上半年,283家投资方中闪现出不少传统大机构与大企业的身影,包括IDG、蚂蚁金服、日本软银等。

今年2月,红杉资本印度参投了社区工具开发商Band Protocal;2月,富达国际参投了加密货币数据供应商Coin Metrics; 4月,Paypal参投了数字身份认证商Cambridge Blockchain;5月,蚂蚁金服参投了以色列隐私技术的开发商QEDIT;5月,日本软银参投了区块链动漫项目Myou。

最新数据显示,蚂蚁金服的区块链项目迄今已经落地了40多个应用场景,在公益、跨境汇款、小微企业融资、商品正品溯源、租赁房源溯源等领域均有涉及。

不仅传统大机构青睐区块链投资,不少传统领域的个人投资者也把目光投向了区块链项目。

7月,美图董事长蔡文胜以个人名义战略投资了抹茶(MXC)交易所。MXC交易所成立于2018年4月,拥有200万注册用户,日活用户超过20万,日交易量超过6亿美元。


来源:中国基金报

原题《区块链行业投融资持续回暖 日本软银、蚂蚁金服竞相参与》

记者 莫琳

路透社: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开启区块链转型,由中国团队推动

资讯chaindd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1 11:01 • 来自相关话题

(截图于路透社官网)

路透社在文中介绍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平台 BOINC,如今面临着一项重大的发展转折。一家位于美国加州,名为 CSCNT Inc.的初创公司,正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全球商业化发展策略对 BOINC 平台进行全面的升级。这家公司的核心团队部分来自于中国。



北京时间7月31日,路透社刊文《中国科技团队发起算力革命》,报道了“BOINC 算力地球计划”(BOINC Planet Initiative)的启动。

路透社在文中介绍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平台 BOINC,如今面临着一项重大的发展转折。一家位于美国加州,名为 CSCNT Inc.(California Super Computing Network Technology Inc)的初创公司,正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全球商业化发展策略对 BOINC 平台进行全面的升级。这家公司的核心团队部分来自于中国。

资料显示,BOINC是全球最大的开源网格计算供应平台,为全球诸多尖端科研项目提供算力支撑。BOINC 的开发最初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太空科学实验室(Space Sciences Laboratory)团队承接。该团队由网格计算著名科学家 David Anderson 领导,他同时也是著名科研项目“在家搜索地外文明” SETI@home 的领导者。作为一个高性能分布式计算平台,BOINC 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超过400万名志愿者、60万台活跃主机,提供近30 PFLOPS 的算力,相当于当前全球排名第五的超级计算机。

但是在过去十年里,BOINC 的志愿者数量与算力贡献量的增长速度并未跟上全球数据总量的高速增长。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CSCNT Inc.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签订协议,决定启动“BOINC 算力地球计划”,以解决 BOINC 社交网络参与度不足、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BOINC 算力地球计划”还将引入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David Anderson 将作为首席技术顾问主导该项目的部分研发工作。

“算力必将成为未来数据与智能世界的基础能源”,CSCNT Inc. 的 CEO Jason Lee 对此坚信不疑。站在世界级的分布式计算网络平台的肩膀上,CSCNT 团队怀揣对技术的信仰,联合 BOINC 社区成员、技术专家、合作伙伴与投资者,渴望结合区块链技术,让算力成为人类文明下一阶段发展的基础动力。


以下是路透社报道全文,经链得得编译:


CSCNT Inc.(California Super Computing Network Technology Inc),一家位于加州的初创公司,由区块链风险投资机构安币资本投资成立。

日前,CSCNT Inc. 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签订协议,决定合作研发以闲置算力资源为基础的云计算服务软件系统,计划将 BOINC 系统进行升级,引入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也称“BOINC 算力地球计划”。

BOINC 平台的创始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网格计算研究领域的著名科学家 David Anderson 教授,将主导项目的部分研发工作。

BOINC 是全球最大的分布式计算网络平台,长期为全球诸多科研项目提供算力支持。BOINC 最初是为支持著名科研项目 SETI@home 而构建的分布式计算平台,通过聚合全球个人电脑闲置算力,来分析射电望远镜中的海量数据,以搜寻地外文明信号。

BOINC 的开发最初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太空科学实验室(Space Sciences Laboratory)的团队承接,由 David Anderson 教授领导。

作为一个高性能分布式计算平台,BOINC 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超过400万名的志愿者、均值 60 万台的活跃主机,提供了平均 30 PFLOPS 的实时算力,相当于世界排名第五的超级计算机。

然而,在过去十年里,BOINC 的志愿者数量与算力贡献量的增长速度并未跟上全球数据总量的高速增长。作为BOINC 全球社区的一员,CSCNT 团队关注到了这一现状。在与 BOINC 的核心领导团队沟通并分析其原因后,CSCNT Inc. 决定启动“BOINC 算力地球计划”,以解决 BOINC 社交网络参与度不足与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

7月9日至12日,CNCST 团队受邀参加了在芝加哥举办的 BOINC 2019 研讨会,与到场的社区领导者、志愿开发者、各项目方代表进行了交流。在会上,CNCST 团队分享了他们关于社区扩张与软件升级的想法与策略。

CNCST Inc. 的CEO Jason Lee 在演讲中指出,他们将从客户端改造、营销策略搭建、区域扩张和商业化转型等方面来优化 BOINC 平台并吸引更多的算力贡献者。

    优化客户端用户体验。CSCNT 团队有着丰富的“以用户为核心”的产品开发经验,在此类产品的开发上非常专业。

    采用多元化的市场营销策略实现算力贡献者数量增长,提升 BOINC 平台的影响力。通过社交媒体以及举办线上活动、线下见面会,引导、吸纳更多的支持者。

    拓展 BOINC 社区在亚洲的影响力。CSCNT 团队将与顶级媒体链得得合作以搭建 BOINC 亚洲社区,引导更多新用户为 BOINC 贡献闲置算力。

    通过引入通证经济,奖励现有的算力贡献者,吸引更多愿意为赚取代币而贡献闲置算力的用户。原生代币 COP 基于价值计算证明(Proof of Valuable Computing)共识机制分发给算力贡献者作为经济激励。通过价值计算证明共识机制,算力将被用于支持科学研究,而在比特币的共识机制下,算力只能用于挖矿。CSCNT 团队相信,这一利益驱动的代币机制能够为原本以科学爱好者与志愿者为主的 BOINC 平台带来更坚实的用户基础。

    升级现有的BOINC 分布式计算平台,为更多复杂的计算任务提供算力。


CSCNT 的团队成员是一群BOINC的忠实粉丝,他们从小就是科学爱好者。BOINC 算力地球虽然未来会逐步走向商业化,但CSCNT团队承诺,在平台算力达到100 PFLOPS(相当于当前 BOINC 平台算力的3倍 )之前,他们不会考虑赚取任何利润。

CSCNT团队坚信,“为善者诸事顺”。怀揣着对科学的渴望与对技术的信仰,他们相信,在社区成员、技术专家、合作伙伴与投资者的支持之下, “BOINC 算力地球计划”必将成功。而结合了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的算力,将成为推动人类文明进程的革命力量。


作者:成裘​ 查看全部
20190731210735807.jpg

(截图于路透社官网)


路透社在文中介绍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平台 BOINC,如今面临着一项重大的发展转折。一家位于美国加州,名为 CSCNT Inc.的初创公司,正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全球商业化发展策略对 BOINC 平台进行全面的升级。这家公司的核心团队部分来自于中国。




北京时间7月31日,路透社刊文《中国科技团队发起算力革命》,报道了“BOINC 算力地球计划”(BOINC Planet Initiative)的启动。

路透社在文中介绍全球最大算力网络平台 BOINC,如今面临着一项重大的发展转折。一家位于美国加州,名为 CSCNT Inc.(California Super Computing Network Technology Inc)的初创公司,正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全球商业化发展策略对 BOINC 平台进行全面的升级。这家公司的核心团队部分来自于中国。

资料显示,BOINC是全球最大的开源网格计算供应平台,为全球诸多尖端科研项目提供算力支撑。BOINC 的开发最初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太空科学实验室(Space Sciences Laboratory)团队承接。该团队由网格计算著名科学家 David Anderson 领导,他同时也是著名科研项目“在家搜索地外文明” SETI@home 的领导者。作为一个高性能分布式计算平台,BOINC 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超过400万名志愿者、60万台活跃主机,提供近30 PFLOPS 的算力,相当于当前全球排名第五的超级计算机。

但是在过去十年里,BOINC 的志愿者数量与算力贡献量的增长速度并未跟上全球数据总量的高速增长。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CSCNT Inc.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签订协议,决定启动“BOINC 算力地球计划”,以解决 BOINC 社交网络参与度不足、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BOINC 算力地球计划”还将引入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David Anderson 将作为首席技术顾问主导该项目的部分研发工作。

“算力必将成为未来数据与智能世界的基础能源”,CSCNT Inc. 的 CEO Jason Lee 对此坚信不疑。站在世界级的分布式计算网络平台的肩膀上,CSCNT 团队怀揣对技术的信仰,联合 BOINC 社区成员、技术专家、合作伙伴与投资者,渴望结合区块链技术,让算力成为人类文明下一阶段发展的基础动力。


以下是路透社报道全文,经链得得编译:


CSCNT Inc.(California Super Computing Network Technology Inc),一家位于加州的初创公司,由区块链风险投资机构安币资本投资成立。

日前,CSCNT Inc. 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签订协议,决定合作研发以闲置算力资源为基础的云计算服务软件系统,计划将 BOINC 系统进行升级,引入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也称“BOINC 算力地球计划”。

BOINC 平台的创始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网格计算研究领域的著名科学家 David Anderson 教授,将主导项目的部分研发工作。

BOINC 是全球最大的分布式计算网络平台,长期为全球诸多科研项目提供算力支持。BOINC 最初是为支持著名科研项目 SETI@home 而构建的分布式计算平台,通过聚合全球个人电脑闲置算力,来分析射电望远镜中的海量数据,以搜寻地外文明信号。

BOINC 的开发最初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太空科学实验室(Space Sciences Laboratory)的团队承接,由 David Anderson 教授领导。

作为一个高性能分布式计算平台,BOINC 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超过400万名的志愿者、均值 60 万台的活跃主机,提供了平均 30 PFLOPS 的实时算力,相当于世界排名第五的超级计算机。

然而,在过去十年里,BOINC 的志愿者数量与算力贡献量的增长速度并未跟上全球数据总量的高速增长。作为BOINC 全球社区的一员,CSCNT 团队关注到了这一现状。在与 BOINC 的核心领导团队沟通并分析其原因后,CSCNT Inc. 决定启动“BOINC 算力地球计划”,以解决 BOINC 社交网络参与度不足与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

7月9日至12日,CNCST 团队受邀参加了在芝加哥举办的 BOINC 2019 研讨会,与到场的社区领导者、志愿开发者、各项目方代表进行了交流。在会上,CNCST 团队分享了他们关于社区扩张与软件升级的想法与策略。

CNCST Inc. 的CEO Jason Lee 在演讲中指出,他们将从客户端改造、营销策略搭建、区域扩张和商业化转型等方面来优化 BOINC 平台并吸引更多的算力贡献者。


    优化客户端用户体验。CSCNT 团队有着丰富的“以用户为核心”的产品开发经验,在此类产品的开发上非常专业。

    采用多元化的市场营销策略实现算力贡献者数量增长,提升 BOINC 平台的影响力。通过社交媒体以及举办线上活动、线下见面会,引导、吸纳更多的支持者。

    拓展 BOINC 社区在亚洲的影响力。CSCNT 团队将与顶级媒体链得得合作以搭建 BOINC 亚洲社区,引导更多新用户为 BOINC 贡献闲置算力。

    通过引入通证经济,奖励现有的算力贡献者,吸引更多愿意为赚取代币而贡献闲置算力的用户。原生代币 COP 基于价值计算证明(Proof of Valuable Computing)共识机制分发给算力贡献者作为经济激励。通过价值计算证明共识机制,算力将被用于支持科学研究,而在比特币的共识机制下,算力只能用于挖矿。CSCNT 团队相信,这一利益驱动的代币机制能够为原本以科学爱好者与志愿者为主的 BOINC 平台带来更坚实的用户基础。

    升级现有的BOINC 分布式计算平台,为更多复杂的计算任务提供算力。



CSCNT 的团队成员是一群BOINC的忠实粉丝,他们从小就是科学爱好者。BOINC 算力地球虽然未来会逐步走向商业化,但CSCNT团队承诺,在平台算力达到100 PFLOPS(相当于当前 BOINC 平台算力的3倍 )之前,他们不会考虑赚取任何利润。

CSCNT团队坚信,“为善者诸事顺”。怀揣着对科学的渴望与对技术的信仰,他们相信,在社区成员、技术专家、合作伙伴与投资者的支持之下, “BOINC 算力地球计划”必将成功。而结合了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的算力,将成为推动人类文明进程的革命力量。


作者:成裘​

美参议院数字货币监管听证会总结:绕不开Libra,绕不开中国

资讯odaily 发表了文章 • 2019-07-31 11:10 • 来自相关话题

美国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在北京时间 7 月 30 日晚间举行了“ 审查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监管框架” 的听证会,加密货币交易所运营商 Circle 首席执行官 Jeremy Allaire、加州大学欧文法学院教授 Mehrsa Baradaran、以及国会贸易和金融专家 Rebecca M. Nelson 作为证方出席。

除了关注区块链技术监管之外,本次听证会不可避免地又谈到了 Facebook 即将发布的数字货币 Libra。此外,国会议员们基本上都非常担忧加密货币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扩大全球金融服务渠道,而且怀疑 Libra 并不能为那些无法获得银行账户的人提供服务。星球君(微信:o-daily)帮助大家总结了本次听证会的三大要点,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加密货币真的能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帮助吗?
 

加州大学欧文法学院教授 Mehrsa Baradaran 在听证会一开始就表示,金融包容性问题属于政策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他认为美联储和其他机构有权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银行服务,因为现在技术已经不是问题了,问题的本质其实出在政策上。

Mehrsa Baradaran 说道:

“农村地区就像是银行业的沙漠,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获得这些接触点,利用数字现金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金融服务。如果加密货币无法大规模普及应用,那么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Mehrsa Baradaran 补充表示,每个“接触点”(即传统金融服务无法到达的地方)都可以推动加密货币被广泛采用,但她认为其实还有一种更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创建“接触点”。

 
加密公司正在“逃离”美国
 

正如 Libra 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国会对于加密货币公司选择不在美国开展业务经营提出了质疑。

在上次 Libra 听证会上,Facebook 区块链业务负责人 David Marcus 回答了为什么没有选择美国而选择瑞士作为 Libra 协会总部的问题。类似的问题也发生在了 Circle 身上,不过这次 Jeremy Allaire 没有把他们的公司搬的太远,而是把部分业务设在了距离美国很近的百慕大。

对于“逃离美国”这个问题,Jeremy Allaire 表示美国对于证券产品的监管定义非常狭隘,里面并没有将数字货币的特质包含在内。很多加密货币在 Howey Test 监管框架下都会被视为证券,即便其中一些加密资产具有实用型组件。

在听证会上,Jeremy Allaire 直言不讳地说道:

“监管机构发布的指导方针,和加密资产本质存在严重的不匹配问题。在美国之外,很多国家为区块链技术发展提供了机会,如果你看看其他一些司法管辖区,就会知道他们的监管有多好,我们想要真正的高标准监管,不管是网络安全,洗钱,监管风险等。”

国会贸易和金融专家  Rebecca M. Nelson 也认同 Jeremy Allaire 的看法,并表示一些海外加密货币中心(比如瑞士和百慕大)其实已经开始利用友好的监管政策来吸引加密公司。

 
Facebook Libra 数字货币依然是个绕不开话题
 

国会议员们提出的监管问题不可避免地回到了 Facebook 数字货币 Libra 身上,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 Mike Crapo 认为像 Libra 这样的全球性数字货币可能无法满足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司法管辖区对数字隐私和其他监管要求。

对此,Circle 首席执行官 Jeremy Allaire 认为在全球范围内实施统一的加密监管是件好事,他指出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指导方针就是个不错的七点。今年早些时候,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发布了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监管指南,全球很多主权国家和联盟(包括二十国集团)都接受了这个指导方针,也意味着大多数司法管辖区将遵守FATF准则。

参议员 Catherine Cortez Masto 希望立法者应该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她说道:

    “作为一个国家,如果我们不引领这项技术,中国或其他一些国家将会这样做。”


会议最后,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 Mike Crapo语重心长地总结道:区块链可能会有帮助,但也可能会糟糕,美国任重道远。

 
原文:https://www.theblockcrypto.com/2019/07/30/senate-panel-questions-cryptos-financial-inclusion-powers-calls-for-more-regulatory-clarity/

作者:Aislinn Keely

译者:Moni 查看全部
c91sb3zxm8fqc3hr.jpg!heading_.jpg

美国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在北京时间 7 月 30 日晚间举行了“ 审查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监管框架” 的听证会,加密货币交易所运营商 Circle 首席执行官 Jeremy Allaire、加州大学欧文法学院教授 Mehrsa Baradaran、以及国会贸易和金融专家 Rebecca M. Nelson 作为证方出席。

除了关注区块链技术监管之外,本次听证会不可避免地又谈到了 Facebook 即将发布的数字货币 Libra。此外,国会议员们基本上都非常担忧加密货币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扩大全球金融服务渠道,而且怀疑 Libra 并不能为那些无法获得银行账户的人提供服务。星球君(微信:o-daily)帮助大家总结了本次听证会的三大要点,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加密货币真的能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帮助吗?
 

加州大学欧文法学院教授 Mehrsa Baradaran 在听证会一开始就表示,金融包容性问题属于政策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他认为美联储和其他机构有权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银行服务,因为现在技术已经不是问题了,问题的本质其实出在政策上。

Mehrsa Baradaran 说道:


“农村地区就像是银行业的沙漠,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获得这些接触点,利用数字现金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金融服务。如果加密货币无法大规模普及应用,那么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Mehrsa Baradaran 补充表示,每个“接触点”(即传统金融服务无法到达的地方)都可以推动加密货币被广泛采用,但她认为其实还有一种更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创建“接触点”。

 
加密公司正在“逃离”美国
 

正如 Libra 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国会对于加密货币公司选择不在美国开展业务经营提出了质疑。

在上次 Libra 听证会上,Facebook 区块链业务负责人 David Marcus 回答了为什么没有选择美国而选择瑞士作为 Libra 协会总部的问题。类似的问题也发生在了 Circle 身上,不过这次 Jeremy Allaire 没有把他们的公司搬的太远,而是把部分业务设在了距离美国很近的百慕大。

对于“逃离美国”这个问题,Jeremy Allaire 表示美国对于证券产品的监管定义非常狭隘,里面并没有将数字货币的特质包含在内。很多加密货币在 Howey Test 监管框架下都会被视为证券,即便其中一些加密资产具有实用型组件。

在听证会上,Jeremy Allaire 直言不讳地说道:

“监管机构发布的指导方针,和加密资产本质存在严重的不匹配问题。在美国之外,很多国家为区块链技术发展提供了机会,如果你看看其他一些司法管辖区,就会知道他们的监管有多好,我们想要真正的高标准监管,不管是网络安全,洗钱,监管风险等。”

国会贸易和金融专家  Rebecca M. Nelson 也认同 Jeremy Allaire 的看法,并表示一些海外加密货币中心(比如瑞士和百慕大)其实已经开始利用友好的监管政策来吸引加密公司。

 
Facebook Libra 数字货币依然是个绕不开话题
 

国会议员们提出的监管问题不可避免地回到了 Facebook 数字货币 Libra 身上,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 Mike Crapo 认为像 Libra 这样的全球性数字货币可能无法满足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司法管辖区对数字隐私和其他监管要求。

对此,Circle 首席执行官 Jeremy Allaire 认为在全球范围内实施统一的加密监管是件好事,他指出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指导方针就是个不错的七点。今年早些时候,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发布了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监管指南,全球很多主权国家和联盟(包括二十国集团)都接受了这个指导方针,也意味着大多数司法管辖区将遵守FATF准则。

参议员 Catherine Cortez Masto 希望立法者应该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她说道:


    “作为一个国家,如果我们不引领这项技术,中国或其他一些国家将会这样做。”



会议最后,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 Mike Crapo语重心长地总结道:区块链可能会有帮助,但也可能会糟糕,美国任重道远。

 
原文:https://www.theblockcrypto.com/2019/07/30/senate-panel-questions-cryptos-financial-inclusion-powers-calls-for-more-regulatory-clarity/

作者:Aislinn Keely

译者:Moni
区块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