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

MIT学者疯狂吐槽Libra,指责Facebook抄袭其论文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7-27 08:16 • 来自相关话题

热衷于阅读货币改革文章的学生在看Facebook的Libra白皮书时,可能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家社交网络公司大肆宣传的全球加密货币项目,有几个方面与去年英国皇家学会公开科学出版物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的设想惊人地相似。

举个例子,Libra白皮书提出了一种数字货币,其价值是稳定的,因为它有一篮子法定货币和短期债务作为支撑。这与麻省理工学院(MIT)的Alex Lipton、Thomas Hardjono和Alex " Sandy " Pentland在2018年7月发表的论文相似,文中描述了一种以资产为支撑的超国家数字代币Tradecoin。(当然,他们提出的资产是石油或农作物等大宗商品)。

Libra协会是一个由27家金融、科技和风投公司组成的团体,致力于Facebook这个项目的发展,这与上述论文中提到管理Tradecoin的联盟组织类似。这两种代币都是为了简化国内和跨境支付,从更高的层面来看,是为了将金融服务扩展到世界上银行不足的地区。当然,Libra和Tradecoin都采用了分布式账本。

是巧合吗?Lipton并不这么认为。

这位MIT Connection Science的学者表示:

    “Libra的实际结构几乎完全照搬了我和Sandy Pentland、Thomas Hardjono去年发表的论文。”


Lipton听起来有点生气,他说Libra的相关文件中根本没有提到这些学者们的贡献,但是,更让人感到受伤的是,这篇论文是皇家学会科学研究的一部分,而且是完全免费的。(与大多数社会杂志不同,这份出版物不需要订阅即可阅读。)

Lipton曾是美国银行全球量化业务负责人,他身兼数职。他建议金融科技项目与央行合作,包括公Utility Settlement Coin的技术提供商Clearmatics。他还是Sila的首席技术官,该平台旨在帮助金融科技公司使用与美元挂钩的稳定货币与金融系统进行互动。

Lipton指出,他与Pentland合著的这篇论文还是Scientific American一期关于货币未来的封面文章。

    “Libra团队不能说他们没有读过这本书。或者说,如果他们没有读过那篇文章,他们可能一开始就不应该做他们正在做的这些事。”


Facebook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

 
Lipton疯狂吐槽Libra
 

公平地说,Libra的经济设计,正如其白皮书所述,旨在与现有的基础设施相辅相成;正如Libra协会所说,他们不想侵犯中央银行的职权。

相比之下,Tradecoin可以被看作是现实世界的挑战者,让“小国家、主权财富基金和退休基金在世界金融体系得到公平的对待,而不是被大型中央银行忽视或者利用,”正如作者在最近的一篇论文指出的那样。

Lipton还指出,由于Tradecoin将由石油或商业作物等硬资产支持,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决定联盟成员的身份。

    “我们考虑的是原材料生产商、跨国组织,或许还有几家大型支付提供商,但肯定不是优步这样的公司。”


Lipton说,无论如何,Libra的一个关键设计问题是,这种代币将以一种“针对金融票据的非免疫方式”发行。

Lipton解释说,由于现金很难获得利息,Libra需要购买政府债券和其他高阶票据作为额外的货币担保。因此,债券的持有者将从Libra获利(消费者将付出资金以换取Libra),这些资金将开始在系统中流通。

此外,Libra还会继续发行代币,如果其能像预期的那样工作,就能像货币一样发挥作用。他说,这样一来,系统中的资金规模将是现在的两倍,这将带来所有负面后果。

    “在发展中国家,这将导致巨大的通货膨胀,因为货币数量将会至少翻倍……我不是货币数量理论的拥护者,但我绝对肯定,随着货币数量的激增,物价将会上涨。”


但这与Libra白皮书中的描述不符。白皮书描述了一种稳定的机制,授权经销商将根据需求购买这一代币,反之,当人们想出售Libra时,他们就会收到相应数量的法币。

但是Lipton声称,不管其设计目标是什么,货币都将在无形中被创造出来。他表示:

    “这与你我购买债券时的情况不同——我们用流通中的货币进行支付,债券做不到这一点——因此,资金不会成倍增长。”


Lipton承认,尽管Libra面临着相当大的监管阻力,但如果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其带来的风险将会是巨大的。

Lipton说,如果美元和欧元单日外汇交易是3万亿美元,而Libra占到其中的10%,其成员节点收10个基点作为交易费用(Visa和万事达收取2%-3%的服务费),这就产生了3亿美元的收益。除此之外,Lipton估计,抵押贷款每年可带来约100亿至200亿美元的利息收入,Libra协会的成员们会赚得盆满钵满。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mit-fellow-accuses-facebook-of-lifting-his-ideas-for-libra-cryptocurrency
作者:Ian Allison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Facebook-Libra-cryptocurrency-bitcoin-shutterstock-1428824264.jpg

热衷于阅读货币改革文章的学生在看Facebook的Libra白皮书时,可能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家社交网络公司大肆宣传的全球加密货币项目,有几个方面与去年英国皇家学会公开科学出版物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的设想惊人地相似。

举个例子,Libra白皮书提出了一种数字货币,其价值是稳定的,因为它有一篮子法定货币和短期债务作为支撑。这与麻省理工学院(MIT)的Alex Lipton、Thomas Hardjono和Alex " Sandy " Pentland在2018年7月发表的论文相似,文中描述了一种以资产为支撑的超国家数字代币Tradecoin。(当然,他们提出的资产是石油或农作物等大宗商品)。

Libra协会是一个由27家金融、科技和风投公司组成的团体,致力于Facebook这个项目的发展,这与上述论文中提到管理Tradecoin的联盟组织类似。这两种代币都是为了简化国内和跨境支付,从更高的层面来看,是为了将金融服务扩展到世界上银行不足的地区。当然,Libra和Tradecoin都采用了分布式账本。

是巧合吗?Lipton并不这么认为。

这位MIT Connection Science的学者表示:


    “Libra的实际结构几乎完全照搬了我和Sandy Pentland、Thomas Hardjono去年发表的论文。”



Lipton听起来有点生气,他说Libra的相关文件中根本没有提到这些学者们的贡献,但是,更让人感到受伤的是,这篇论文是皇家学会科学研究的一部分,而且是完全免费的。(与大多数社会杂志不同,这份出版物不需要订阅即可阅读。)

Lipton曾是美国银行全球量化业务负责人,他身兼数职。他建议金融科技项目与央行合作,包括公Utility Settlement Coin的技术提供商Clearmatics。他还是Sila的首席技术官,该平台旨在帮助金融科技公司使用与美元挂钩的稳定货币与金融系统进行互动。

Lipton指出,他与Pentland合著的这篇论文还是Scientific American一期关于货币未来的封面文章。


    “Libra团队不能说他们没有读过这本书。或者说,如果他们没有读过那篇文章,他们可能一开始就不应该做他们正在做的这些事。”



Facebook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

 
Lipton疯狂吐槽Libra
 

公平地说,Libra的经济设计,正如其白皮书所述,旨在与现有的基础设施相辅相成;正如Libra协会所说,他们不想侵犯中央银行的职权。

相比之下,Tradecoin可以被看作是现实世界的挑战者,让“小国家、主权财富基金和退休基金在世界金融体系得到公平的对待,而不是被大型中央银行忽视或者利用,”正如作者在最近的一篇论文指出的那样。

Lipton还指出,由于Tradecoin将由石油或商业作物等硬资产支持,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决定联盟成员的身份。


    “我们考虑的是原材料生产商、跨国组织,或许还有几家大型支付提供商,但肯定不是优步这样的公司。”



Lipton说,无论如何,Libra的一个关键设计问题是,这种代币将以一种“针对金融票据的非免疫方式”发行。

Lipton解释说,由于现金很难获得利息,Libra需要购买政府债券和其他高阶票据作为额外的货币担保。因此,债券的持有者将从Libra获利(消费者将付出资金以换取Libra),这些资金将开始在系统中流通。

此外,Libra还会继续发行代币,如果其能像预期的那样工作,就能像货币一样发挥作用。他说,这样一来,系统中的资金规模将是现在的两倍,这将带来所有负面后果。


    “在发展中国家,这将导致巨大的通货膨胀,因为货币数量将会至少翻倍……我不是货币数量理论的拥护者,但我绝对肯定,随着货币数量的激增,物价将会上涨。”



但这与Libra白皮书中的描述不符。白皮书描述了一种稳定的机制,授权经销商将根据需求购买这一代币,反之,当人们想出售Libra时,他们就会收到相应数量的法币。

但是Lipton声称,不管其设计目标是什么,货币都将在无形中被创造出来。他表示:


    “这与你我购买债券时的情况不同——我们用流通中的货币进行支付,债券做不到这一点——因此,资金不会成倍增长。”



Lipton承认,尽管Libra面临着相当大的监管阻力,但如果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其带来的风险将会是巨大的。

Lipton说,如果美元和欧元单日外汇交易是3万亿美元,而Libra占到其中的10%,其成员节点收10个基点作为交易费用(Visa和万事达收取2%-3%的服务费),这就产生了3亿美元的收益。除此之外,Lipton估计,抵押贷款每年可带来约100亿至200亿美元的利息收入,Libra协会的成员们会赚得盆满钵满。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mit-fellow-accuses-facebook-of-lifting-his-ideas-for-libra-cryptocurrency
作者:Ian Allison
编译:Wendy

12 个要点,了解 Facebook 数字货币听证会核心信息

资讯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7-17 14:57 • 来自相关话题

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


在 7 月 16 日进行的 「审查 Facebook 发行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顾虑」的 参议院听证会 中,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只有少部分议员发表了对于 Libra 技术创新的认可。会上部分议员还提到了很多关于 Facebook 之前泄露隐私的质疑,以及涉嫌操控 2016 年美国大选等尖锐问题,但由于 David Marcus 不是 Facebook 的 CEO 或 CFO,所以绝大多数回复都是比较官方或者尽可能回避了。

在 David Marcus 发表今早就 已公开的证词 之前,Sherrod Brown 议员就直接抨击 Facebook 公司的历史问题。他说 Facebook 宣称 Libra 希望将更开放的支付工具提供给更多人,但实际上 Facebook 自己只是一个通过算法控制用户能看到什么的平台,曾经还导致过各种社会和隐私问题,如何相信这样的平台来接管我们的交易账本呢?

在 David Marcus 的证词之后就是问答环节,以下是部分问题或者要点摘录:


1、Libra 协会是创立在瑞士的,那到底需不需要美国监管?

当然需要,而且会符合任何监管机构的要求。


2、那该由哪个机构应该来监管,在美国有太多监管机构了。

对于任何监管机构提出的合法监管需求,Libra 和 Calibra 都需要满足。


3、你是否愿意使用 Libra 支付你自己和团队的工资?

愿意。


4、因为 2008 年的金融危机很多大金融机构都倒闭了,如何确保 Libra 和 Calibra 不会倒闭?

通过 Libra 储备机制的保障。


5、如果创建 Calibra 账号的是危险人物怎么办?

在 Calibra 上使用,需要使用政府发行的证件认证,并执行反洗钱等措施。


6、关于 Libra 协会的融资情况,他提到了每个联盟成员都可以给 Libra 项目投入资金,而 Facebook 目前也未确认自己会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7、Microsoft 在 90 年代有个策略就是「拥抱、扩展再消灭」,Libra 是如何防止成为下一个 Microsoft 的 ? 

和当时的情况不一样,因为 Libra 的技术是开源的。


8、关于 Calibra 是否可以和第三方钱包数据共享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用户可以将私钥,数据,账本导出到第三方钱包中。


9、关于 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enger 是否可以内置第三方钱包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Facebook 的平台中不会内置第三方钱包,但可以使用 Calibra 转账给第三方钱包。


10、有个议员算是给加密货币托管商 Anchorage 做了个软广告,说了一大段话描述这家公司。Anchorage 是 Libra 协会的成员之一。


11、为什么选择在瑞士成立 Libra 协会,而不选择美国?

因为希望把 Libra 带给更多人,而且很多其他国际金融机构都选择了瑞士。


12、到底是谁对 libra 协会负责?

协会如何做决定?由 100 名成员选举出的 5-19 名人员组成的理事会。所有协会的提案都会是公开的,而且 100 名成员都有每人一票的投票权,Facebook 也一样。


来源:Examining Facebook’s Proposed Digital Currency and Data Privacy Considerations
整理:潘致雄 查看全部
everything-you-need-to-know-about-facebook-s-libra-cryptocurrency__485515_.jpg


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



在 7 月 16 日进行的 「审查 Facebook 发行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顾虑」的 参议院听证会 中,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只有少部分议员发表了对于 Libra 技术创新的认可。会上部分议员还提到了很多关于 Facebook 之前泄露隐私的质疑,以及涉嫌操控 2016 年美国大选等尖锐问题,但由于 David Marcus 不是 Facebook 的 CEO 或 CFO,所以绝大多数回复都是比较官方或者尽可能回避了。

在 David Marcus 发表今早就 已公开的证词 之前,Sherrod Brown 议员就直接抨击 Facebook 公司的历史问题。他说 Facebook 宣称 Libra 希望将更开放的支付工具提供给更多人,但实际上 Facebook 自己只是一个通过算法控制用户能看到什么的平台,曾经还导致过各种社会和隐私问题,如何相信这样的平台来接管我们的交易账本呢?

在 David Marcus 的证词之后就是问答环节,以下是部分问题或者要点摘录:


1、Libra 协会是创立在瑞士的,那到底需不需要美国监管?

当然需要,而且会符合任何监管机构的要求。


2、那该由哪个机构应该来监管,在美国有太多监管机构了。

对于任何监管机构提出的合法监管需求,Libra 和 Calibra 都需要满足。


3、你是否愿意使用 Libra 支付你自己和团队的工资?

愿意。


4、因为 2008 年的金融危机很多大金融机构都倒闭了,如何确保 Libra 和 Calibra 不会倒闭?

通过 Libra 储备机制的保障。


5、如果创建 Calibra 账号的是危险人物怎么办?

在 Calibra 上使用,需要使用政府发行的证件认证,并执行反洗钱等措施。


6、关于 Libra 协会的融资情况,他提到了每个联盟成员都可以给 Libra 项目投入资金,而 Facebook 目前也未确认自己会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7、Microsoft 在 90 年代有个策略就是「拥抱、扩展再消灭」,Libra 是如何防止成为下一个 Microsoft 的 ? 

和当时的情况不一样,因为 Libra 的技术是开源的。


8、关于 Calibra 是否可以和第三方钱包数据共享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用户可以将私钥,数据,账本导出到第三方钱包中。


9、关于 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enger 是否可以内置第三方钱包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Facebook 的平台中不会内置第三方钱包,但可以使用 Calibra 转账给第三方钱包。


10、有个议员算是给加密货币托管商 Anchorage 做了个软广告,说了一大段话描述这家公司。Anchorage 是 Libra 协会的成员之一。


11、为什么选择在瑞士成立 Libra 协会,而不选择美国?

因为希望把 Libra 带给更多人,而且很多其他国际金融机构都选择了瑞士。


12、到底是谁对 libra 协会负责?

协会如何做决定?由 100 名成员选举出的 5-19 名人员组成的理事会。所有协会的提案都会是公开的,而且 100 名成员都有每人一票的投票权,Facebook 也一样。


来源:Examining Facebook’s Proposed Digital Currency and Data Privacy Considerations
整理:潘致雄

那些听证会上David Marcus回避的问题

资讯onchain 发表了文章 • 2019-07-17 12:51 • 来自相关话题

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对一些尖锐问题避而不谈。

据Techcrunch报道,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避开了以下问题:

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MikeCrapo提问:Facebook是否会收集从Facebook 端口进入购物页面通过Calibra交易的数据? 例如当用户通过Facebook页面发现心仪的产品后,通过Calibra钱包进行交易,这些数据是否会被收集?

Libra负责人Marcus只提到Facebook会为用户提供多种选项进行支付渠道,例如信用卡,借记卡,其他钱包以及Calibra钱包。这可能意味着即使Facebook不知道某用户的Calibra钱包里有多少资产或交易纪录,但它可能能获取用户支付数额,以及在Facebook以及其旗下的社交网站发生的交易数额。

参议员Till提问:“Facebook在构建天秤座Libra项目中投了多少资金?”

Marcus并未正面回答该问题,他表示:“Facebook和Calibra并没有明确计划将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当参议员Toomey问道:“如果Libra天秤座委员会会向成员支付利息,为什么它被视为非营利组织。”Marcus也没有正面回复。

参议员Menendez:“如果发现恐怖组织通过天秤座Libra系统转账,天秤座Libra委员会是否会冻结他们的资产?”

Marcus表示,Calibra和储存用户加密货币Libra天秤座的钱包可以做到这一点,并且可以阻止他们将Libra天秤座转换成法币。但并未提到,Libra天秤座委员会可能无法阻止恐怖组织通过非保管钱包转移资产。

参议员Sinema提问:“如果一名巴基斯坦开发商通过泰国交易所和西班牙钱包盗取一名亚利桑那人的加密货币Libra,美国公民是否有权获得保护以和赔偿?”

Marcus回应道:“美国公民可以使用受到美国保护的Libra天秤座钱包,Libra天秤座委员会也会竭力向用户普及如何避免上当受骗。但是Sinema认为:“如果Libra的设立理念是帮助那些受教育程度较低,收入不高的群体进入金融系统,他们受到诈骗者的影响可能性较高。”


作者:LornaQ 查看全部
1.-Libra-1200x694_.jpg

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对一些尖锐问题避而不谈。

据Techcrunch报道,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避开了以下问题:

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MikeCrapo提问:Facebook是否会收集从Facebook 端口进入购物页面通过Calibra交易的数据? 例如当用户通过Facebook页面发现心仪的产品后,通过Calibra钱包进行交易,这些数据是否会被收集?

Libra负责人Marcus只提到Facebook会为用户提供多种选项进行支付渠道,例如信用卡,借记卡,其他钱包以及Calibra钱包。这可能意味着即使Facebook不知道某用户的Calibra钱包里有多少资产或交易纪录,但它可能能获取用户支付数额,以及在Facebook以及其旗下的社交网站发生的交易数额。

参议员Till提问:“Facebook在构建天秤座Libra项目中投了多少资金?”

Marcus并未正面回答该问题,他表示:“Facebook和Calibra并没有明确计划将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当参议员Toomey问道:“如果Libra天秤座委员会会向成员支付利息,为什么它被视为非营利组织。”Marcus也没有正面回复。

参议员Menendez:“如果发现恐怖组织通过天秤座Libra系统转账,天秤座Libra委员会是否会冻结他们的资产?”

Marcus表示,Calibra和储存用户加密货币Libra天秤座的钱包可以做到这一点,并且可以阻止他们将Libra天秤座转换成法币。但并未提到,Libra天秤座委员会可能无法阻止恐怖组织通过非保管钱包转移资产。

参议员Sinema提问:“如果一名巴基斯坦开发商通过泰国交易所和西班牙钱包盗取一名亚利桑那人的加密货币Libra,美国公民是否有权获得保护以和赔偿?”

Marcus回应道:“美国公民可以使用受到美国保护的Libra天秤座钱包,Libra天秤座委员会也会竭力向用户普及如何避免上当受骗。但是Sinema认为:“如果Libra的设立理念是帮助那些受教育程度较低,收入不高的群体进入金融系统,他们受到诈骗者的影响可能性较高。”


作者:LornaQ

Libra听证会火药十足:监管方难以信任Facebook

资讯guigumitan 发表了文章 • 2019-07-17 12:17 • 来自相关话题

(David Marcus在听证会上,图自TechCrunch)


继去年扎克伯格被美国国会议员们就 Facebook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暴露的数据滥用问题“轮番轰炸”之后,今天,Facebook 又被“传召” 了。

这一次,Libra 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问题成为听证会的主题。

6月18日,随着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币圈最重量级的玩家进场了。这样的大动作,自然逃不过美国监管者警惕的目光。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美东时间 7 月16 日上午 10 点,“Libra 之父”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回答了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一系列尖锐提问。


听证会现场:火力十足、气氛紧张


听证会现场的氛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议员们公开表达了 “Facebook很危险”、“没有人喜欢扎克伯格”、“这里没有人愿意再信任你们”、“Facebook进入支付就是为了让一个已经太过强大的公司变得更强大” 等言辞一再出现。议员们向马库斯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

    鉴于 Facebook 以往已经有着多次肆意操纵用户隐私数据、枉顾新闻专业主义,操纵用户情绪来卖广告等“黑历史”,凭什么现在你来做最需要信任的金融支付之时,要求我们继续信任你?以往你们承诺要努力解决的问题哪一个真正解决了呢?如果你信任Libra,你个人愿意把自己所有资产和薪水都放到上面吗?

    为什么把 Libra 总部放到瑞士而不是美国?Libra 如何有效保护消费者数据,如何应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欺诈和盗用等问题?尤其是 Libra 是跨国界的,如果诈骗者是来自西班牙的,诈骗后果是在另一个国家,你们要遵守哪个国家的法律来保护用户?用户要打电话给哪个法律部门?

    Facebook会允许其他数字钱包在平台上的使用吗?如何处理竞争者关系?

    Libra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委员会到底是哪些人在负责?



面对一个个质疑,马库斯的回答总基调延续了听证会前一天公布的证词里总结的:Libra 将遵守所有美国法规,在美国立法者的担忧得到解决之前不会发币。具体回答如下:

信任问题。人们不必信任Facebook,因为它只是现有 28 个 Libra 基金会成员中的一员,以后可能只是 100 个或更多的理事会成员中的一个。Facebook 只有一票投票权,Libra 建立在开源系统之上,Facebook 不想、也不会控制它。





(现有的Libra基金会的28个成员)


不仅如此,马库斯还表示,愿意将个人资产和薪水都放在 Libra 上,以示对该系统的信任。

此外,马库斯从头到尾多次重复给出的,其他应该信任Facebook做这件事的理由是:

“Facebook选择做这件事,不仅是因为它有资源和能力来做,还因为它认为Libra可以对世界有益。试想一个身处他国的女儿要给母亲汇款,如今要付高昂的转账费用,用的时间还很久。而Libra可以让人们不管身处哪里,都可以用手机迅速、安全、低成本的转钱”。

马库斯还认为,数字货币已经是大趋势,美国在实时支付领域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再主动加入和反应的话,就会冒着在区块链技术竞争上落后的风险,其他国家就会崛起,美国就会继续落后。

Libra 的好处不仅于此,马库斯还认为,Libra “能更好地帮助 Facebook 现有平台上的 9000 多万商业用户降低支付成本,从而创造更多工作”。

监管和用户数据保护 | “Libra基金会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绝对不是为了逃避任何责任,绝不是为了逃避美国法规 ... 尽管它确实在瑞士注册,但它也是在 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管理下注册的”。

至于为什么要注册在瑞士?马库斯的回答是,因为瑞士 “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优势... 世贸组织、国际清算银行都在瑞士。

同时马库斯也强调,Libra 不会在解决美国监管当局的忧虑之前发布,美国应该引领世界数字货币的规则制定。

是否会被用于洗钱乃至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 | “Libra不是一个匿名数字货币,用户不是匿名的,要使用它的数字钱包服务,用户需要上传政府支持的真实身份认证文件,Libra正在跟美国FinCEN (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Libra 协会不能接触到消费用户。Libra系统本身会有高标准的安全编码,如何使用数字货币的金融教育和共识原则也会嵌入到 Libra。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直接销售或直接货币化用户的数据并非“故意为之”,如果它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则会要求用户同意为此目的而使用数据。

商业模式与是否垄断 | Libra 的收入主要会来自两方面:一,Facebook上现有平台上的 9000多万商业用户的支付链条更快捷和低成本带来的平台收益;二,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产生的收益。

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虽然和其它钱包存在竞争关系,但它将会为用户提供多种支付选项,包括信用卡和银行卡。Calibra 将具有互操作性,因此用户可以与其他钱包来回发送资金,数据将具有可移植性,因此用户可以完全切换到竞争对手。

但马库斯同时也表示,在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中,Facebook 只会选择集成自己的Calibra加密货币钱包,并拒绝在其中嵌入竞争钱包。考虑到Facebook各类应用的庞大用户基数,这一独家性,可以使 Calibra 比银行、PayPal、Coinbase 或任何其他潜在的钱包开发商更有优势。

 
Facebook 还值得再被信任吗?


硅谷洞察在整场听证会后感触最深的一点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议员们反反复复在 “我们没办法再信任Facebook” 这一点上打转。

美国区块链权威媒体 CoinDesk 发文称,本次听证会议员们提问的关于 Facebook 本身的问题显然更多,而关于加密技术、区块链技术本身的问题很少,文章作者认为,这或许体现出法律制定者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超过了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不信任。

多次就信任问题发难的 Sherrod Brown 在随后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也坦承,很难让美国人信任一个巨头公司。“美国人不信任华尔街,他们现在把这些大的技术公司也列为‘同流合污’的对象。






马库斯也在听证会结束后发 Twitter 再次强调:“在我们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问题之前,我们不会启动 Libra。 我们也认识到,对于Calibra钱包来说,信任是至关重要的。"






有趣的是,关于 Libra 的监管,马库斯提到,由于 Libra 基金会注册在瑞士,关于用户数据隐私的问题,将自然会接受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

但是,FDPIC 的发言人 Hugo Wyler 在接受美国媒体 CNBC 采访时却表示:“直到今天,我们尚未与 Libra 的发起人交流过。我们希望 Facebook 或 Libra 的其他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为我们提供具体真实的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督能力的程度”。

硅谷洞察就 Libra 听证会的热点,咨询了硅谷的一些区块链从业者。

一位做区块链节点运营服务的朋友提到,从技术角度来看,Libra 使用的是 PoS 共识机制,将带来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去中心化的实现在于不同类型的节点将因为其参与维护网络、确认交易而获得经济回报的激励。而至于回报率如何制定,规则到底是由基金会所有成员来投票决定、还是由 Facebook 这样牵头的巨头来决定,目前还是未知。

另有行业人士提出,Libra 未来的合规成本只会更高。因为任何接触美国服务器的资金转移都必须接受监管 —— 即便交易双方都在美国境外,除非 Libra 在美国不设节点,数据和美国的所有数据中心隔离。

但这样来看,Libra 如果未来不收取高额的手续费,似乎只能靠 “卖数据” 变现支持系统的运营,这将又回到他们被社会和执法者质疑最多的问题上。

 
Libra VS 中国:数字货币的全球性挑战?


在本次听证会上,马库斯提出的 “美国在实时支付上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主动来做,很有可能会落后” 的观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国内已经无处不在的手机移动支付。

Facebook 提出的 Libra 通过服务平台商家便捷支付,以及和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提供更多服务的盈利模式也与国内的微信和支付宝有相似之处。仅就实时支付来看,微信便是“社交+支付”的成功范例,但是微信毕竟只是国内用户主导,说到底是“只支付,不跨境”,而全球社交却是 Facebook 最拿手的优势。

那么,Libra 会进入中国吗?

有可能,但可能性很低。在中国能有足够体量与之抗衡的最大可能就只有微信。尽管不够国际范,用户基础也不到 Facebook 总数的一半,可微信渗透的应用场景却很强大。但微信上所有的支付必须依托银行,直接使用法定货币,银行系统为微信支付承担了身份认证和转账结算这两大业务。

看来,微信的社交再厉害,目前也未能撼动传统的金融模式,而 Libra 却是直接对银行构成了威胁。

你看好 Libra 吗?对本次 Libra 听证会,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


感谢硅谷洞察特约作者金霞、Susan Wu,以及行业人士Xiaohan Zhu、Emily Xu等对本文的贡献 查看全部
201907170751121.jpeg

(David Marcus在听证会上,图自TechCrunch)


继去年扎克伯格被美国国会议员们就 Facebook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暴露的数据滥用问题“轮番轰炸”之后,今天,Facebook 又被“传召” 了。

这一次,Libra 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问题成为听证会的主题。

6月18日,随着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币圈最重量级的玩家进场了。这样的大动作,自然逃不过美国监管者警惕的目光。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美东时间 7 月16 日上午 10 点,“Libra 之父”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回答了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一系列尖锐提问。


听证会现场:火力十足、气氛紧张


听证会现场的氛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议员们公开表达了 “Facebook很危险”、“没有人喜欢扎克伯格”、“这里没有人愿意再信任你们”、“Facebook进入支付就是为了让一个已经太过强大的公司变得更强大” 等言辞一再出现。议员们向马库斯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


    鉴于 Facebook 以往已经有着多次肆意操纵用户隐私数据、枉顾新闻专业主义,操纵用户情绪来卖广告等“黑历史”,凭什么现在你来做最需要信任的金融支付之时,要求我们继续信任你?以往你们承诺要努力解决的问题哪一个真正解决了呢?如果你信任Libra,你个人愿意把自己所有资产和薪水都放到上面吗?

    为什么把 Libra 总部放到瑞士而不是美国?Libra 如何有效保护消费者数据,如何应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欺诈和盗用等问题?尤其是 Libra 是跨国界的,如果诈骗者是来自西班牙的,诈骗后果是在另一个国家,你们要遵守哪个国家的法律来保护用户?用户要打电话给哪个法律部门?

    Facebook会允许其他数字钱包在平台上的使用吗?如何处理竞争者关系?

    Libra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委员会到底是哪些人在负责?




面对一个个质疑,马库斯的回答总基调延续了听证会前一天公布的证词里总结的:Libra 将遵守所有美国法规,在美国立法者的担忧得到解决之前不会发币。具体回答如下:

信任问题。人们不必信任Facebook,因为它只是现有 28 个 Libra 基金会成员中的一员,以后可能只是 100 个或更多的理事会成员中的一个。Facebook 只有一票投票权,Libra 建立在开源系统之上,Facebook 不想、也不会控制它。

201907170751132.jpeg

(现有的Libra基金会的28个成员)


不仅如此,马库斯还表示,愿意将个人资产和薪水都放在 Libra 上,以示对该系统的信任。

此外,马库斯从头到尾多次重复给出的,其他应该信任Facebook做这件事的理由是:

“Facebook选择做这件事,不仅是因为它有资源和能力来做,还因为它认为Libra可以对世界有益。试想一个身处他国的女儿要给母亲汇款,如今要付高昂的转账费用,用的时间还很久。而Libra可以让人们不管身处哪里,都可以用手机迅速、安全、低成本的转钱”。

马库斯还认为,数字货币已经是大趋势,美国在实时支付领域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再主动加入和反应的话,就会冒着在区块链技术竞争上落后的风险,其他国家就会崛起,美国就会继续落后。

Libra 的好处不仅于此,马库斯还认为,Libra “能更好地帮助 Facebook 现有平台上的 9000 多万商业用户降低支付成本,从而创造更多工作”。

监管和用户数据保护 | “Libra基金会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绝对不是为了逃避任何责任,绝不是为了逃避美国法规 ... 尽管它确实在瑞士注册,但它也是在 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管理下注册的”。

至于为什么要注册在瑞士?马库斯的回答是,因为瑞士 “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优势... 世贸组织、国际清算银行都在瑞士。

同时马库斯也强调,Libra 不会在解决美国监管当局的忧虑之前发布,美国应该引领世界数字货币的规则制定。

是否会被用于洗钱乃至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 | “Libra不是一个匿名数字货币,用户不是匿名的,要使用它的数字钱包服务,用户需要上传政府支持的真实身份认证文件,Libra正在跟美国FinCEN (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Libra 协会不能接触到消费用户。Libra系统本身会有高标准的安全编码,如何使用数字货币的金融教育和共识原则也会嵌入到 Libra。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直接销售或直接货币化用户的数据并非“故意为之”,如果它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则会要求用户同意为此目的而使用数据。

商业模式与是否垄断 | Libra 的收入主要会来自两方面:一,Facebook上现有平台上的 9000多万商业用户的支付链条更快捷和低成本带来的平台收益;二,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产生的收益。

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虽然和其它钱包存在竞争关系,但它将会为用户提供多种支付选项,包括信用卡和银行卡。Calibra 将具有互操作性,因此用户可以与其他钱包来回发送资金,数据将具有可移植性,因此用户可以完全切换到竞争对手。

但马库斯同时也表示,在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中,Facebook 只会选择集成自己的Calibra加密货币钱包,并拒绝在其中嵌入竞争钱包。考虑到Facebook各类应用的庞大用户基数,这一独家性,可以使 Calibra 比银行、PayPal、Coinbase 或任何其他潜在的钱包开发商更有优势。

 
Facebook 还值得再被信任吗?


硅谷洞察在整场听证会后感触最深的一点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议员们反反复复在 “我们没办法再信任Facebook” 这一点上打转。

美国区块链权威媒体 CoinDesk 发文称,本次听证会议员们提问的关于 Facebook 本身的问题显然更多,而关于加密技术、区块链技术本身的问题很少,文章作者认为,这或许体现出法律制定者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超过了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不信任。

多次就信任问题发难的 Sherrod Brown 在随后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也坦承,很难让美国人信任一个巨头公司。“美国人不信任华尔街,他们现在把这些大的技术公司也列为‘同流合污’的对象。

201907170751133.jpeg


马库斯也在听证会结束后发 Twitter 再次强调:“在我们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问题之前,我们不会启动 Libra。 我们也认识到,对于Calibra钱包来说,信任是至关重要的。"

201907170751144.jpeg


有趣的是,关于 Libra 的监管,马库斯提到,由于 Libra 基金会注册在瑞士,关于用户数据隐私的问题,将自然会接受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

但是,FDPIC 的发言人 Hugo Wyler 在接受美国媒体 CNBC 采访时却表示:“直到今天,我们尚未与 Libra 的发起人交流过。我们希望 Facebook 或 Libra 的其他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为我们提供具体真实的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督能力的程度”。

硅谷洞察就 Libra 听证会的热点,咨询了硅谷的一些区块链从业者。

一位做区块链节点运营服务的朋友提到,从技术角度来看,Libra 使用的是 PoS 共识机制,将带来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去中心化的实现在于不同类型的节点将因为其参与维护网络、确认交易而获得经济回报的激励。而至于回报率如何制定,规则到底是由基金会所有成员来投票决定、还是由 Facebook 这样牵头的巨头来决定,目前还是未知。

另有行业人士提出,Libra 未来的合规成本只会更高。因为任何接触美国服务器的资金转移都必须接受监管 —— 即便交易双方都在美国境外,除非 Libra 在美国不设节点,数据和美国的所有数据中心隔离。

但这样来看,Libra 如果未来不收取高额的手续费,似乎只能靠 “卖数据” 变现支持系统的运营,这将又回到他们被社会和执法者质疑最多的问题上。

 
Libra VS 中国:数字货币的全球性挑战?


在本次听证会上,马库斯提出的 “美国在实时支付上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主动来做,很有可能会落后” 的观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国内已经无处不在的手机移动支付。

Facebook 提出的 Libra 通过服务平台商家便捷支付,以及和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提供更多服务的盈利模式也与国内的微信和支付宝有相似之处。仅就实时支付来看,微信便是“社交+支付”的成功范例,但是微信毕竟只是国内用户主导,说到底是“只支付,不跨境”,而全球社交却是 Facebook 最拿手的优势。

那么,Libra 会进入中国吗?

有可能,但可能性很低。在中国能有足够体量与之抗衡的最大可能就只有微信。尽管不够国际范,用户基础也不到 Facebook 总数的一半,可微信渗透的应用场景却很强大。但微信上所有的支付必须依托银行,直接使用法定货币,银行系统为微信支付承担了身份认证和转账结算这两大业务。

看来,微信的社交再厉害,目前也未能撼动传统的金融模式,而 Libra 却是直接对银行构成了威胁。

你看好 Libra 吗?对本次 Libra 听证会,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


感谢硅谷洞察特约作者金霞、Susan Wu,以及行业人士Xiaohan Zhu、Emily Xu等对本文的贡献

深度 | Q币17年浮沉史,对Facebook发币有什么启示?

特写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3 11:34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不就是Q币吗?”在Facebook的Libra推出当天,就有网友这样调侃。

但除了吃瓜群众的调侃之言,几乎没有人会真的把libra等同于Q币。毕竟相对于中国网友耳熟能详的Q币,libra从各个方面看着都要高大上许多:“对标法币的稳定币”、“合作门槛极高”、“无国界货币”、“普惠金融基础”、“为世界而生”,这似乎完全不是吃瓜群众常用来买QQ秀的Q币所能类比的。

可被大家所遗忘的是,曾几何时,Q币也被网友们作为结算工具,在虚拟世界里流通,甚至隐隐有成为虚拟“一般等价物”之势。腾讯作为Q币的发行者,也几乎成了虚拟世界的“央行”。

彼时,Q币在国内掀起的舆论风暴、监管争论,一点也不比现在Libra引起的风波小。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同为“虚拟货币”,Q币自诞生、发展到辉煌,再到现在回归本源,这波澜壮阔的旅程,也许能为Libra的改变世界之路带来一丝启示。

 
出鞘


时光回溯到2000年4月,这一个月,狂飙近两年的纳斯达克指数突然毫无征兆地暴跌,之后短短几个月,市场就蒸发8.3万亿美元。

彼时,腾讯虽然还未上市,但也被泡沫裹挟。最惨的时候,账面上只剩1万人民币。但幸运的是,腾讯在股灾前一刻从IDG与盈科手中拿到了救命钱,惊险地赢得喘息时间。

这是互联网创业者们最黑暗最冰冷的时刻,泡沫破灭,哀鸿遍野。幸存的互联网公司们在焦头烂额寻找新的方向和新的盈利方式。

机会留给了幸存者。

“移动梦网”成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根救命稻草。这项由中国移动推出的短信增值业务,腾讯凭借“移动QQ”成为最大受益者,不仅实现了第一次单月盈亏平衡,而且不到一年实现净利润超过1000万。

“网游”算是半根救命稻草。之所以在当时只能算“半根”,是因为互联网上一个致命的问题没有解决——支付。

比如,中国最早的棋牌休闲网络游戏“联众游戏”,一年多时间注册用户2000多万,月活用户300万。虽然用户数量突飞猛进,但却找不到适合游戏玩家们的付费方式。

据《腾讯传》描述,中国与美国互联网产业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金融信用体系的缺失,“长期以来,如何建立自己自己的支付体系困扰着所有的经营者”。

网上支付问题同样让腾讯焦头烂额。因为腾讯在QQ收费上的一系列试验全部扑街:广告、会员制、企业服务反响寥寥;QQ号码注册收费让腾讯陷入第一次舆论风波。

马化腾将这些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支付方式的缺失:“当时的中国青年消费者几乎没有人拥有信用卡,他们必须要跑到邮局去汇款,很少有网友乐意为了每月10元往邮局跑的。”

这是腾讯当年最大的尴尬:手握1亿用户,但QQ却像“饿死鬼投胎”,融的钱、赚的钱全砸在QQ上,但却依然找不到直接盈利的办法。

转机,在一家叫“九城”的游戏公司中萌芽。

九城创始人朱骏提出了一种收费模式 “游戏币”。他们与上海电信发行联名卡,100元上网卡中含15元的“九城游戏币”。

朱骏还发明了“九城点数”,玩家可以用联名卡里的“游戏币”购买“点数”,然后可以玩一款付费游戏,或者在其他游戏中押注。

“九城游戏币”、“九城点数”,这应该是国内最早的公司发行的专属虚拟货币。

凭借专属的虚拟货币和一部分上网费用分成,2001年7月,九城月收入达到200万元,300万注册用户中付费用户高达10万人。

“虚拟货币”模式开始在网上复制,2002年,腾讯发行了自己的专属虚拟货币“Q币”。

实际上,关于“Q币名字”,还有一段历史。

据《站长之家》报道,为了给腾讯自己的支付代码起一个“吉利”的名字,当时腾讯员工冥思苦想了几个晚上,在Q元、Q币、Q宝等名字中犹豫不决。

最终拍板“Q币”,是因为觉得“用户容易理解”。

Q币规则非常简单:一元人民币可以购买一Q币,付费用户通过等值面额卡的卡号、密码“充值”,充值的Q币和QQ账号绑定。

“有了自己的虚拟货币,也许情况会好一些。”马化腾认为。

 
求生


可有了Q币的支撑,腾讯情况真的只是“好一些”。

一开始,Q币是“食之无味的鸡肋”——因为没有好的使用场景。

拿当年腾讯的付费试验之一“QQ会员业务”为例,以现在的眼光再看当时的付费业务,其实也算鸡肋,比如网络收藏夹、好友列表保存、“靓号”等。

结果,QQ会员,一个月只有几百个用户愿意加入,每个月收入只有两三万,半年内只有3000个会员。而使用Q币支付的,更是寥寥无几。

付费场景没有打开,Q币也被冷藏。直到一款革命性的收费产品的横空出世,Q币才第一次展现出魅力。

2003年1月24日,QQ秀上线。现在我们看起来司空见惯的虚拟形象,将成为未来腾讯帝国的第一块基石。






当时,针对QQ秀产品,腾讯内部还有专门的项目计划书——阿凡达。

“阿凡达”实际上是韩国sayclub.com社区网站开发功能,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更换虚拟形象,比如发型、表情、服饰和场景,这些虚拟商品,需要付费购买。

按照这个思路,腾讯进行了新的付费尝试。为了推广QQ秀,腾讯先给每个QQ会员赠送价值10元的Q币,使他们成为QQ秀的种子用户。

结果,QQ秀受欢迎程度出乎意料。在QQ秀上线半年后,有500万人购买了这项服务,平均花费5元,2003年,QQ秀产生的收入,达到当时短信移动QQ的1/8。

这些价格在5毛到1元的虚拟物品,让腾讯在移动梦网之外找到了新的互联网增值业务,而且是一个由腾讯全面主导的、有巨大想象空间的业务。

“网络也是一个世界,一个我们可以实现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世界”,腾讯阿凡达项目计划书上有这样一句话。如果说QQ秀为“梦想世界”提供可能,那么Q币就链接了腾讯的梦想世界。

在QQ会员、QQ秀之后,腾讯接连推出了QQ空间、QQ游戏、红钻贵族等钻石体系,组成了一个独立的、闭环式运转的QQ世界。

Q币,是这个世界的唯一支付方式。

看到这里,我们再对比Facebook推出Libra的愿景,透过“为世界而生”、“普惠金融的基础”、“无国界的货币”这些高大上的描述,我们可以发现二者的惊人相似点:

Q币和Libra,一个为真实世界接入了虚拟世界,一个在虚拟世界链接了真实世界;

双方都脱胎于金融体系缺失,前者为了解决网络支付的可能,后者为了解决跨国结算的困难。

但是单纯的工具并不够,没有足够数量使用者的工具不足以生存并发展。

而要真正落地,还需要具体的大众接受的使用场景,这点Q币依靠QQ秀产生了突破,那么Libra的场景在哪里?

Libra官方的期望是合作机构优先在自己的场景内应用,最优先的场景是跨境支付。但考虑政治、利益、成本等诸多现实因素,可能还是先在Fackbook内部寻找突破场景更为快速便捷。

那如果有了场景,Libra是不是接下来一切就是康庄大道了呢?

再让我们回归Q币的旅程,去寻找答案——

 
发展


80后、90后应该还会有这样的记忆——打电话用话费充值Q币,在网吧、书报亭买Q币的点卡。

事实上,在线上推出一系列Q币消费场景后,2003年,腾讯开始搭建一套完整的Q币销售体系。总的来说,线上线下,三条渠道:

1 和电信旗下的声讯台合作,签订代销Q币协议,用户拨打16885885便可以购买Q币,所得收入,腾讯与声讯台五五分成。这个模式从杭州开启,迅速被复制到全国300多个声讯台。

2 与网吧建立了Q币销售的渠道,腾讯短时间内拓展了1万多家网吧。

3 自有的在线支付系统。

“对于腾讯来说,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制度系统是战略性的成功,这也是中美两国社区型网站在盈利模式上分道扬镳的标志性时间。”《腾讯传》这样评价。

有了消费场景和销售渠道,腾讯的财报变的越来越亮眼:

2003年底,在红钻推出后,腾讯每月虚拟道具的收入突破千万。

2004年6月,腾讯在港交所主板正式挂牌。

2005年, 腾讯总收入14.264亿元,互联网增值服务(主要是Q币)收入占7.867亿元。






到了2006年,仅第一季度,腾讯的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人民币4.365亿元,并且即时通讯QQ注册人数已经达到5.315亿。

在这个财报发出来后,腾讯在媒体上有了“帝国”的称呼——虚拟世界里的中央帝国。

如果说腾讯是帝国,那么Q币就是这个帝国唯一货币。随着腾讯业务扩大,QQ用户暴增,Q币的辐射范围也越来越大。

事实上,当时虚拟货币已经有了完整的产业链。据《站长之家报道》,网络游戏点卡、销售渠道、代理经营商已经快速发展起来,“一时间,各种各样的网络游戏充值卡铺满了大大小小的软件店、网吧和书报亭” 。

当时,市面流通的网络虚拟货币不下10种,如Q币、泡币、U币、百度币、酷币、魔兽币、天堂币、盛大点券等。

但只有腾讯的“Q币”,跳脱了自身体系,被网民广泛接受,甚至被质疑是“一般等价物”而受到监管点名关注。

 
扩散


在2003~2006年腾讯高速发展时期,Q币开始逐步跳出了腾讯生态外。

Q币先是在网上虚拟世界流通:

中小型论坛给版主的工资就是Q币;

《传奇》游戏玩家们用Q币买卖道具;

媒体“成都网友王先生”的赚钱之道,一个月仅靠卖Q币就能赚近4000元。

紧接着,专业的Q币交易场所出现:

专门的“打金”工作室、对话平台出现,Q币成为各个游戏道具、论坛积分交换中介;

据《京华时报》2006年调查,在淘宝网上,出售Q币的店铺多达8000余个,遍布国内各个省市;2006年的超女总决赛中,粉丝购买虚拟货币Q币投票,淘宝网一天Q币的交易额就超过50万 。

最后,Q币交易蔓延到线下:

当时,已经有网友成功用Q币换电脑配件,1000Q币?换到了一个硬盘盒,这可比比特币换披萨划算得多;

专业的打金工作室得到Q币后,再将Q币出售给当地网吧的玩家,转化为人民币。

到2005年,“Q币交易”已经成为完整的产业化体系。从人民币到Q币再到人民币,Q币在地下悄悄流通,成为网上虚拟世界的“等价物”。






事实上,Q币并不是完美的“交易中介”,它有很多缺陷,但全被网友一一克服:

首先,腾讯Q币和和QQ账号绑定,官方无法转账,那么交易双方要如何“转账”?

交易者先把Q币转化为QQ公司游戏中的“游戏币”,再把游戏币“输给”另外一个账号,然后把游戏币转化为Q币。

据《京华时报》报道,“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Q币完成完美转移,第一个转账问题解决。

其次,腾讯没有开通双向兑付,这意味着,在腾讯体系里,Q币不能再换成人民币。

但腾讯没有,其他中介平台可以——专门的第三方平台出现,主业就是将Q币兑换成人民币。

更有意思的,网友给腾讯Q币定价——官方的1块太贵,6毛左右比较合适。需求高的时候,涨价8毛,囤多了就跌到4毛。

“其实现在买卖Q币的,大部分都不是为了享受QQ提供的服务”, Q币脱离了腾讯体系,Q币逐渐成为网络“等价物”。

这一切超脱了腾讯预料。

实际上,从某种程度而言,Q币在底下流通,腾讯是受害者。

因为Q币的货源,大部分来源于“QQ黑客”,他们用专业工具盗取QQ账户获得Q币再低价出售。

时任公关部助理总经理宋旸称,网上贩卖的Q币来源基本上是通过盗号的方式获得,腾讯公司坚决抵制和打击这种行为。

除此之外,Q币也不是完美的货币,它依然存在信任问题。

如果是重要游戏道具、大额交易,网友们还是会选择同城交易;异地的虚拟网上交易依旧存在风险。

事实上,当时已经存在“信任的担保网站”,双方把装备和Q币都给这个网站,然后再由机构转发。但这种方式,一是要收取一定手续费,二是担保网站本身信用存疑。

但对于一些小额的网络商品,Q币已经能满足交易双方需求。

还有一个问题,是腾讯对“地下交易”的态度,一旦被腾讯发现,就会被没收Q币或者封号。

但这依旧挡不住网友的使用热情。

“用Q币的人多,腾讯公司信誉不错,大家都放心用Q币进行交换。”一名Q币店铺老板称。

时任深圳脑库经济学专家郑磊曾对媒体表示,据不完全统计,当时Q币使用者超过两亿人。业内人士估计,当时国内互联网已具备每年几十亿元的虚拟货币市场规模,并以15%~20%的速度成长。

而经济学家早就指出,只要人们信任虚拟货币的发行机构,这种货币就能像真实货币一样发挥效用,成为“一般等价物”。

“Q币只是方便用户使用增值服务的一种渠道,它是个商品,只能在腾讯这个特定环境下才有价值,离开腾讯,它就不具有交换的功能。”

“Q币是一种统计代码,并非一种货币,并未在QQ之外领域流通。”

腾讯多次强调这些观点。

但经过几年发展后,Q币完全跳出了腾讯体系,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虚拟世界的“一般的等价物”,这个结果腾讯自己也未必预料到。

可以看到,Q币的登顶之路,依赖于快速扩展的发行渠道、丰富多彩的使用场景,当量变引起质变,在较大范围内,建立受众的信用共识。

而Libra的发展也必将类似,除了找到适合的场景外,还需要场景和渠道能够快速扩张、触达足够的普通人并依靠场景锁定客户带来一般性共识,这才是达成Libra愿景的关键一步。

这一步已经千难万难,可还不是成功的彼岸,在这之后,如同Q币一样,Libra也必须与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正面角力,那就是——监管。

 
激辩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既然成为了事实上的“一般等价物”,自然逃不脱监管与舆论的关注,Q币也不例外。

在2005、2006年,已经有零星的声音,在讨论Q币在网上使用“泛滥”问题,但真正揭开舆论风暴的,是一篇文章。

2006年第7期的《法制与新闻》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作者是时任江西科技师范学院法学院客座教授杨涛,他在文章中讨论了网络上四个“怪象”:虚拟财产、虚拟货币、虚拟人、网婚。

Q币是这篇文章的第二部分“虚拟货币”的重点讨论对象:

杨涛认为,现在Q币已经超出腾讯公司提供的服务范围,正在逐步成为网上的一种交易工具。

“在虚拟的世界中,有足够多的人认可某种‘货币’的价值,该货币就完全可能成为物质交换的替代单位,现在QQ使用人数有数千万,已经具有这个认同的基础。”

“如果虚拟货币充当了货币的功能,而这种虚拟货币充又是由商家随意发行,其总量也不受到限制,必然会对我国的金融秩序产生冲击。”

“Q币将冲击我国金融秩序、冲击人民币体系”,这个观点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Q币从一个公司的产品,被形容成威胁央行威胁金融稳定的“危险份子”。

当时,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门户网站,甚至境外媒体都在讨论Q币是否是虚拟货币,是否已经具备了货币属性。网易还推出了调查投票,最终有一半以上的投票网友,认为“Q币冲击人民币”。

烈火烹油之际,杨涛又发表了第二篇文章,给央行的《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这篇文章中,杨涛承认,Q币目前只是具备了“货币”的某些属性,根本还不能与人民币相提并论,其要成为所谓的“货币”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虽然不具备回兑功能是Q币具备“货币”功能的一大障碍,但是,杨涛表示,并不能由此绝对说Q币不能形成一般等价物属性,不会具备“货币”的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和价值贮藏手段的功能。

“因为,‘货币’只要在市场被认可,能用其来进行交易,不需要回兑功能也可能成为一般等价物。”

杨涛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Q币继续按照现有的发展趋势,则有可能形成‘冲击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






舆论再一次被点燃,围绕“Q币是不是货币”话题,知名学者、专家展开论战。

一方,支持杨涛言论,认为Q币已经具备货币属性。

互联网评论家顺风认为,货币具备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和世界货币的五大职能,而Q币已在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四个方面部分具备了货币功能,其一般等价物属性正在加强,Q币的确已开始出现新的货币形态的“萌芽”。

一方则认为,Q币只是商品,冲击人民币体系纯属危言耸听。

律师于国富坚持认为,Q币并不是电子货币,“市面上的人民币绝对不会因为有多少人买了Q币就会多印刷,网络货币的发行是以人们的购买量为基础的,跟国家金融体系毫无关系”。

更现实的观点是,腾讯不可能开通Q币与人民币的双向兑换,否则会面临巨大风险:一是自身的资金链断裂;二是遭遇恶性挤兑。“任何商业公司都不会去冒这个风险,只为出一个成为“虚拟央行”的风头。”互联网实验室梁春晓分析。

一方从理论角度剖析,认为Q币不是货币;一方在说趋势,“Q币”在短时间内获得网友认可,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是否会成为网络世界唯一货币?

双方争论不休,央行也出面表态:已经开始关注虚拟货币话题,并且正在认真研究之中;包括虚拟货币在内的电子货币将成为继电子支付后又一个监管重点。

“说到Q币已冲击人民币,我个人判断还没有到这么严重的程度。” 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李超表示,“ 如果说有通过虚拟货币的渠道进行洗钱犯罪的话,这是人民银行需要高度关注的问题和打击的一个方面”

讨论最激烈的时候,甚至有专家呼吁建立中国“网上布雷顿森林体系”:将虚拟货币和人民币挂钩,人民币再和金属货币挂钩,保证虚拟货币发行在公司能力控制范围内,完善虚拟货币回收环节,开放官方回收虚拟货币渠道。

如果当时这一步迈出去,Q币也会成为事实上的“稳定币”。

而旋涡中的腾讯则还是坚持一贯的态度:从未想过发行“货币”,公司也不认为Q币会成为虚拟货币;Q币只是服务于腾讯体系内,在体系外毫无价值。

但腾讯却一直没有公布自己发了多少Q币,并且表示,不反对用户私下交流Q币。

最终,监管在2007年2月到来:中国14家部委以及央行联合发起了针对虚拟货币交易行为的专项打击行动。

通知说,将“加强对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货币的规范和管理,防范虚拟货币冲击现实经济和金融秩序”;“政府将禁止倒卖虚拟货币,并要求经营企业严格区分虚拟交易和电子商务的实物交易”。

几个月后,在腾讯公布第一季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有分析师问:“针对Q币的监管政策产生了什么直接影响?”

“没有影响。”腾讯总裁刘炽平回答,“去年底关于Q币是虚拟货币的传言毫无道理。”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腾讯调整了Q币设计:下调了用户间转让Q币的数量,关闭了将游戏积分转成Q币的渠道,减少Q币在市场上的流通量。

 
回归


之后Q币的故事,可能不会让加密货币信徒们满意: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崛起,监管集中在了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崛起,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

网上购买、消费,再也不是问题,也不再需要Q币。

Q币也慢慢回到最初的模样,只存在于腾讯生态中。

而Q币再次回到监管口中,是在2013年,作为互联网虚拟货币与比特币并列。

2013年第七届中国银行家高峰论坛上,时任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灵发表了主题演讲《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银行创新》 ,其中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中央银行要严格地监管银行是因为它能够创造货币。现在互联网上有互联网上的货币,比如说Q币、还有现在的比特币等等,互联网也在创造货币。

    凡是能够创造货币的,如果能够对社会公众产生比较大的影响的,监管当局应该对它进行监管。

    全球进入到了信用货币时代,全球主要靠一个主权国家的货币在进行交易,美联储的一举一动能够影响牵动全球的金融市场。货币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因而对货币视而不见、不管是不可能的。只不过现在在虚拟网络上所出现的货币的交易量有限,现在为止监管当局还没有直接监管,但是迟早这个问题会提上日程上来。


时光荏苒,在后来的数字货币关注者眼中,Q币已经“泯然众人矣”,用Q币支付项目尾款的段子,已经被大家当成了笑谈。

可谁又会想过,这个段子曾经是那么真实,甚至差点成为你我的日常?

而这会儿再看马化腾对于Libra的评论,“技术都很成熟,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已然是别样风味。

“只不过那时没有区块链技术。”有区块链从业者向31QU感慨。

 
未来


相对于Q币,Libra无论从愿景、实力、技术等上看,都要大出许多;可相应的,困难也会成倍增长。

无论是切实的落地场景,还是快速扩展的可能,这些本身都已经是数字货币急需解决的难点。

也不同于Q币兴起时,电子支付领域还几乎是空白,Libra现在面对的,是法币电子支付领域成熟的产品筑的壁垒。

虽然Libra的战略是面向弱国替代主权货币,可是第三世界国家孱弱的电子支付基础设施,也会成为Libra的难题。

更何况,在这一切都解决后,Libra还会直面监管的压力,“货币无国界”,但“无国界货币”的组织和成员可都是有国籍的。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数字货币引领的一场变革就要到来。G20峰会上,关注“数字货币、加密资产”已然成为一个热点话题。

从“铱星计划”到马斯克的“全球Starlink”,从Q币到Libra,技术一直在变,可人类的梦想却始终不变。

马云评价QQ和Q币时曾说,“QQ的确有点可怕,他的攻击总是悄悄的。”

悄悄的,数字货币的变革也早已开启。



部分参考资料:

1 《腾讯传》 吴晓波著

2 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

3 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4 Q币引发大讨论 央行拟明年监管虚拟货币

5 网民地下交易买卖Q币引发央行关注

6 Q币被盗走向谁喊冤 可买实物监管却成空白

7 三方激辩Q币民间交易

8 腾讯Q币真的会扰乱国家金融秩序?

9 刘炽平:针对Q币的炒作对腾讯没任何影响

10 全国人大常委吴晓灵称比特币应纳入监管


文 :31QU 墨菲 查看全部
tencent-qq.jpg

“这不就是Q币吗?”在Facebook的Libra推出当天,就有网友这样调侃。

但除了吃瓜群众的调侃之言,几乎没有人会真的把libra等同于Q币。毕竟相对于中国网友耳熟能详的Q币,libra从各个方面看着都要高大上许多:“对标法币的稳定币”、“合作门槛极高”、“无国界货币”、“普惠金融基础”、“为世界而生”,这似乎完全不是吃瓜群众常用来买QQ秀的Q币所能类比的。

可被大家所遗忘的是,曾几何时,Q币也被网友们作为结算工具,在虚拟世界里流通,甚至隐隐有成为虚拟“一般等价物”之势。腾讯作为Q币的发行者,也几乎成了虚拟世界的“央行”。

彼时,Q币在国内掀起的舆论风暴、监管争论,一点也不比现在Libra引起的风波小。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同为“虚拟货币”,Q币自诞生、发展到辉煌,再到现在回归本源,这波澜壮阔的旅程,也许能为Libra的改变世界之路带来一丝启示。

 
出鞘


时光回溯到2000年4月,这一个月,狂飙近两年的纳斯达克指数突然毫无征兆地暴跌,之后短短几个月,市场就蒸发8.3万亿美元。

彼时,腾讯虽然还未上市,但也被泡沫裹挟。最惨的时候,账面上只剩1万人民币。但幸运的是,腾讯在股灾前一刻从IDG与盈科手中拿到了救命钱,惊险地赢得喘息时间。

这是互联网创业者们最黑暗最冰冷的时刻,泡沫破灭,哀鸿遍野。幸存的互联网公司们在焦头烂额寻找新的方向和新的盈利方式。

机会留给了幸存者。

“移动梦网”成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根救命稻草。这项由中国移动推出的短信增值业务,腾讯凭借“移动QQ”成为最大受益者,不仅实现了第一次单月盈亏平衡,而且不到一年实现净利润超过1000万。

“网游”算是半根救命稻草。之所以在当时只能算“半根”,是因为互联网上一个致命的问题没有解决——支付。

比如,中国最早的棋牌休闲网络游戏“联众游戏”,一年多时间注册用户2000多万,月活用户300万。虽然用户数量突飞猛进,但却找不到适合游戏玩家们的付费方式。

据《腾讯传》描述,中国与美国互联网产业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金融信用体系的缺失,“长期以来,如何建立自己自己的支付体系困扰着所有的经营者”。

网上支付问题同样让腾讯焦头烂额。因为腾讯在QQ收费上的一系列试验全部扑街:广告、会员制、企业服务反响寥寥;QQ号码注册收费让腾讯陷入第一次舆论风波。

马化腾将这些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支付方式的缺失:“当时的中国青年消费者几乎没有人拥有信用卡,他们必须要跑到邮局去汇款,很少有网友乐意为了每月10元往邮局跑的。”

这是腾讯当年最大的尴尬:手握1亿用户,但QQ却像“饿死鬼投胎”,融的钱、赚的钱全砸在QQ上,但却依然找不到直接盈利的办法。

转机,在一家叫“九城”的游戏公司中萌芽。

九城创始人朱骏提出了一种收费模式 “游戏币”。他们与上海电信发行联名卡,100元上网卡中含15元的“九城游戏币”。

朱骏还发明了“九城点数”,玩家可以用联名卡里的“游戏币”购买“点数”,然后可以玩一款付费游戏,或者在其他游戏中押注。

“九城游戏币”、“九城点数”,这应该是国内最早的公司发行的专属虚拟货币。

凭借专属的虚拟货币和一部分上网费用分成,2001年7月,九城月收入达到200万元,300万注册用户中付费用户高达10万人。

“虚拟货币”模式开始在网上复制,2002年,腾讯发行了自己的专属虚拟货币“Q币”。

实际上,关于“Q币名字”,还有一段历史。

据《站长之家》报道,为了给腾讯自己的支付代码起一个“吉利”的名字,当时腾讯员工冥思苦想了几个晚上,在Q元、Q币、Q宝等名字中犹豫不决。

最终拍板“Q币”,是因为觉得“用户容易理解”。

Q币规则非常简单:一元人民币可以购买一Q币,付费用户通过等值面额卡的卡号、密码“充值”,充值的Q币和QQ账号绑定。

“有了自己的虚拟货币,也许情况会好一些。”马化腾认为。

 
求生


可有了Q币的支撑,腾讯情况真的只是“好一些”。

一开始,Q币是“食之无味的鸡肋”——因为没有好的使用场景。

拿当年腾讯的付费试验之一“QQ会员业务”为例,以现在的眼光再看当时的付费业务,其实也算鸡肋,比如网络收藏夹、好友列表保存、“靓号”等。

结果,QQ会员,一个月只有几百个用户愿意加入,每个月收入只有两三万,半年内只有3000个会员。而使用Q币支付的,更是寥寥无几。

付费场景没有打开,Q币也被冷藏。直到一款革命性的收费产品的横空出世,Q币才第一次展现出魅力。

2003年1月24日,QQ秀上线。现在我们看起来司空见惯的虚拟形象,将成为未来腾讯帝国的第一块基石。

201907031052021.jpeg


当时,针对QQ秀产品,腾讯内部还有专门的项目计划书——阿凡达。

“阿凡达”实际上是韩国sayclub.com社区网站开发功能,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更换虚拟形象,比如发型、表情、服饰和场景,这些虚拟商品,需要付费购买。

按照这个思路,腾讯进行了新的付费尝试。为了推广QQ秀,腾讯先给每个QQ会员赠送价值10元的Q币,使他们成为QQ秀的种子用户。

结果,QQ秀受欢迎程度出乎意料。在QQ秀上线半年后,有500万人购买了这项服务,平均花费5元,2003年,QQ秀产生的收入,达到当时短信移动QQ的1/8。

这些价格在5毛到1元的虚拟物品,让腾讯在移动梦网之外找到了新的互联网增值业务,而且是一个由腾讯全面主导的、有巨大想象空间的业务。

“网络也是一个世界,一个我们可以实现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世界”,腾讯阿凡达项目计划书上有这样一句话。如果说QQ秀为“梦想世界”提供可能,那么Q币就链接了腾讯的梦想世界。

在QQ会员、QQ秀之后,腾讯接连推出了QQ空间、QQ游戏、红钻贵族等钻石体系,组成了一个独立的、闭环式运转的QQ世界。

Q币,是这个世界的唯一支付方式。

看到这里,我们再对比Facebook推出Libra的愿景,透过“为世界而生”、“普惠金融的基础”、“无国界的货币”这些高大上的描述,我们可以发现二者的惊人相似点:

Q币和Libra,一个为真实世界接入了虚拟世界,一个在虚拟世界链接了真实世界;

双方都脱胎于金融体系缺失,前者为了解决网络支付的可能,后者为了解决跨国结算的困难。

但是单纯的工具并不够,没有足够数量使用者的工具不足以生存并发展。

而要真正落地,还需要具体的大众接受的使用场景,这点Q币依靠QQ秀产生了突破,那么Libra的场景在哪里?

Libra官方的期望是合作机构优先在自己的场景内应用,最优先的场景是跨境支付。但考虑政治、利益、成本等诸多现实因素,可能还是先在Fackbook内部寻找突破场景更为快速便捷。

那如果有了场景,Libra是不是接下来一切就是康庄大道了呢?

再让我们回归Q币的旅程,去寻找答案——

 
发展


80后、90后应该还会有这样的记忆——打电话用话费充值Q币,在网吧、书报亭买Q币的点卡。

事实上,在线上推出一系列Q币消费场景后,2003年,腾讯开始搭建一套完整的Q币销售体系。总的来说,线上线下,三条渠道:

1 和电信旗下的声讯台合作,签订代销Q币协议,用户拨打16885885便可以购买Q币,所得收入,腾讯与声讯台五五分成。这个模式从杭州开启,迅速被复制到全国300多个声讯台。

2 与网吧建立了Q币销售的渠道,腾讯短时间内拓展了1万多家网吧。

3 自有的在线支付系统。

“对于腾讯来说,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制度系统是战略性的成功,这也是中美两国社区型网站在盈利模式上分道扬镳的标志性时间。”《腾讯传》这样评价。

有了消费场景和销售渠道,腾讯的财报变的越来越亮眼:

2003年底,在红钻推出后,腾讯每月虚拟道具的收入突破千万。

2004年6月,腾讯在港交所主板正式挂牌。

2005年, 腾讯总收入14.264亿元,互联网增值服务(主要是Q币)收入占7.867亿元。

201907031052022.jpeg


到了2006年,仅第一季度,腾讯的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人民币4.365亿元,并且即时通讯QQ注册人数已经达到5.315亿。

在这个财报发出来后,腾讯在媒体上有了“帝国”的称呼——虚拟世界里的中央帝国。

如果说腾讯是帝国,那么Q币就是这个帝国唯一货币。随着腾讯业务扩大,QQ用户暴增,Q币的辐射范围也越来越大。

事实上,当时虚拟货币已经有了完整的产业链。据《站长之家报道》,网络游戏点卡、销售渠道、代理经营商已经快速发展起来,“一时间,各种各样的网络游戏充值卡铺满了大大小小的软件店、网吧和书报亭” 。

当时,市面流通的网络虚拟货币不下10种,如Q币、泡币、U币、百度币、酷币、魔兽币、天堂币、盛大点券等。

但只有腾讯的“Q币”,跳脱了自身体系,被网民广泛接受,甚至被质疑是“一般等价物”而受到监管点名关注。

 
扩散


在2003~2006年腾讯高速发展时期,Q币开始逐步跳出了腾讯生态外。

Q币先是在网上虚拟世界流通:

中小型论坛给版主的工资就是Q币;

《传奇》游戏玩家们用Q币买卖道具;

媒体“成都网友王先生”的赚钱之道,一个月仅靠卖Q币就能赚近4000元。

紧接着,专业的Q币交易场所出现:

专门的“打金”工作室、对话平台出现,Q币成为各个游戏道具、论坛积分交换中介;

据《京华时报》2006年调查,在淘宝网上,出售Q币的店铺多达8000余个,遍布国内各个省市;2006年的超女总决赛中,粉丝购买虚拟货币Q币投票,淘宝网一天Q币的交易额就超过50万 。

最后,Q币交易蔓延到线下:

当时,已经有网友成功用Q币换电脑配件,1000Q币?换到了一个硬盘盒,这可比比特币换披萨划算得多;

专业的打金工作室得到Q币后,再将Q币出售给当地网吧的玩家,转化为人民币。

到2005年,“Q币交易”已经成为完整的产业化体系。从人民币到Q币再到人民币,Q币在地下悄悄流通,成为网上虚拟世界的“等价物”。

201907031052024.jpeg


事实上,Q币并不是完美的“交易中介”,它有很多缺陷,但全被网友一一克服:

首先,腾讯Q币和和QQ账号绑定,官方无法转账,那么交易双方要如何“转账”?

交易者先把Q币转化为QQ公司游戏中的“游戏币”,再把游戏币“输给”另外一个账号,然后把游戏币转化为Q币。

据《京华时报》报道,“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Q币完成完美转移,第一个转账问题解决。

其次,腾讯没有开通双向兑付,这意味着,在腾讯体系里,Q币不能再换成人民币。

但腾讯没有,其他中介平台可以——专门的第三方平台出现,主业就是将Q币兑换成人民币。

更有意思的,网友给腾讯Q币定价——官方的1块太贵,6毛左右比较合适。需求高的时候,涨价8毛,囤多了就跌到4毛。

“其实现在买卖Q币的,大部分都不是为了享受QQ提供的服务”, Q币脱离了腾讯体系,Q币逐渐成为网络“等价物”。

这一切超脱了腾讯预料。

实际上,从某种程度而言,Q币在底下流通,腾讯是受害者。

因为Q币的货源,大部分来源于“QQ黑客”,他们用专业工具盗取QQ账户获得Q币再低价出售。

时任公关部助理总经理宋旸称,网上贩卖的Q币来源基本上是通过盗号的方式获得,腾讯公司坚决抵制和打击这种行为。

除此之外,Q币也不是完美的货币,它依然存在信任问题。

如果是重要游戏道具、大额交易,网友们还是会选择同城交易;异地的虚拟网上交易依旧存在风险。

事实上,当时已经存在“信任的担保网站”,双方把装备和Q币都给这个网站,然后再由机构转发。但这种方式,一是要收取一定手续费,二是担保网站本身信用存疑。

但对于一些小额的网络商品,Q币已经能满足交易双方需求。

还有一个问题,是腾讯对“地下交易”的态度,一旦被腾讯发现,就会被没收Q币或者封号。

但这依旧挡不住网友的使用热情。

“用Q币的人多,腾讯公司信誉不错,大家都放心用Q币进行交换。”一名Q币店铺老板称。

时任深圳脑库经济学专家郑磊曾对媒体表示,据不完全统计,当时Q币使用者超过两亿人。业内人士估计,当时国内互联网已具备每年几十亿元的虚拟货币市场规模,并以15%~20%的速度成长。

而经济学家早就指出,只要人们信任虚拟货币的发行机构,这种货币就能像真实货币一样发挥效用,成为“一般等价物”。

“Q币只是方便用户使用增值服务的一种渠道,它是个商品,只能在腾讯这个特定环境下才有价值,离开腾讯,它就不具有交换的功能。”

“Q币是一种统计代码,并非一种货币,并未在QQ之外领域流通。”

腾讯多次强调这些观点。

但经过几年发展后,Q币完全跳出了腾讯体系,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虚拟世界的“一般的等价物”,这个结果腾讯自己也未必预料到。

可以看到,Q币的登顶之路,依赖于快速扩展的发行渠道、丰富多彩的使用场景,当量变引起质变,在较大范围内,建立受众的信用共识。

而Libra的发展也必将类似,除了找到适合的场景外,还需要场景和渠道能够快速扩张、触达足够的普通人并依靠场景锁定客户带来一般性共识,这才是达成Libra愿景的关键一步。

这一步已经千难万难,可还不是成功的彼岸,在这之后,如同Q币一样,Libra也必须与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正面角力,那就是——监管。

 
激辩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既然成为了事实上的“一般等价物”,自然逃不脱监管与舆论的关注,Q币也不例外。

在2005、2006年,已经有零星的声音,在讨论Q币在网上使用“泛滥”问题,但真正揭开舆论风暴的,是一篇文章。

2006年第7期的《法制与新闻》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作者是时任江西科技师范学院法学院客座教授杨涛,他在文章中讨论了网络上四个“怪象”:虚拟财产、虚拟货币、虚拟人、网婚。

Q币是这篇文章的第二部分“虚拟货币”的重点讨论对象:

杨涛认为,现在Q币已经超出腾讯公司提供的服务范围,正在逐步成为网上的一种交易工具。

“在虚拟的世界中,有足够多的人认可某种‘货币’的价值,该货币就完全可能成为物质交换的替代单位,现在QQ使用人数有数千万,已经具有这个认同的基础。”

“如果虚拟货币充当了货币的功能,而这种虚拟货币充又是由商家随意发行,其总量也不受到限制,必然会对我国的金融秩序产生冲击。”

“Q币将冲击我国金融秩序、冲击人民币体系”,这个观点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Q币从一个公司的产品,被形容成威胁央行威胁金融稳定的“危险份子”。

当时,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门户网站,甚至境外媒体都在讨论Q币是否是虚拟货币,是否已经具备了货币属性。网易还推出了调查投票,最终有一半以上的投票网友,认为“Q币冲击人民币”。

烈火烹油之际,杨涛又发表了第二篇文章,给央行的《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这篇文章中,杨涛承认,Q币目前只是具备了“货币”的某些属性,根本还不能与人民币相提并论,其要成为所谓的“货币”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虽然不具备回兑功能是Q币具备“货币”功能的一大障碍,但是,杨涛表示,并不能由此绝对说Q币不能形成一般等价物属性,不会具备“货币”的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和价值贮藏手段的功能。

“因为,‘货币’只要在市场被认可,能用其来进行交易,不需要回兑功能也可能成为一般等价物。”

杨涛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Q币继续按照现有的发展趋势,则有可能形成‘冲击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

201907031052035.jpeg


舆论再一次被点燃,围绕“Q币是不是货币”话题,知名学者、专家展开论战。

一方,支持杨涛言论,认为Q币已经具备货币属性。

互联网评论家顺风认为,货币具备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和世界货币的五大职能,而Q币已在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四个方面部分具备了货币功能,其一般等价物属性正在加强,Q币的确已开始出现新的货币形态的“萌芽”。

一方则认为,Q币只是商品,冲击人民币体系纯属危言耸听。

律师于国富坚持认为,Q币并不是电子货币,“市面上的人民币绝对不会因为有多少人买了Q币就会多印刷,网络货币的发行是以人们的购买量为基础的,跟国家金融体系毫无关系”。

更现实的观点是,腾讯不可能开通Q币与人民币的双向兑换,否则会面临巨大风险:一是自身的资金链断裂;二是遭遇恶性挤兑。“任何商业公司都不会去冒这个风险,只为出一个成为“虚拟央行”的风头。”互联网实验室梁春晓分析。

一方从理论角度剖析,认为Q币不是货币;一方在说趋势,“Q币”在短时间内获得网友认可,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是否会成为网络世界唯一货币?

双方争论不休,央行也出面表态:已经开始关注虚拟货币话题,并且正在认真研究之中;包括虚拟货币在内的电子货币将成为继电子支付后又一个监管重点。

“说到Q币已冲击人民币,我个人判断还没有到这么严重的程度。” 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李超表示,“ 如果说有通过虚拟货币的渠道进行洗钱犯罪的话,这是人民银行需要高度关注的问题和打击的一个方面”

讨论最激烈的时候,甚至有专家呼吁建立中国“网上布雷顿森林体系”:将虚拟货币和人民币挂钩,人民币再和金属货币挂钩,保证虚拟货币发行在公司能力控制范围内,完善虚拟货币回收环节,开放官方回收虚拟货币渠道。

如果当时这一步迈出去,Q币也会成为事实上的“稳定币”。

而旋涡中的腾讯则还是坚持一贯的态度:从未想过发行“货币”,公司也不认为Q币会成为虚拟货币;Q币只是服务于腾讯体系内,在体系外毫无价值。

但腾讯却一直没有公布自己发了多少Q币,并且表示,不反对用户私下交流Q币。

最终,监管在2007年2月到来:中国14家部委以及央行联合发起了针对虚拟货币交易行为的专项打击行动。

通知说,将“加强对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货币的规范和管理,防范虚拟货币冲击现实经济和金融秩序”;“政府将禁止倒卖虚拟货币,并要求经营企业严格区分虚拟交易和电子商务的实物交易”。

几个月后,在腾讯公布第一季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有分析师问:“针对Q币的监管政策产生了什么直接影响?”

“没有影响。”腾讯总裁刘炽平回答,“去年底关于Q币是虚拟货币的传言毫无道理。”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腾讯调整了Q币设计:下调了用户间转让Q币的数量,关闭了将游戏积分转成Q币的渠道,减少Q币在市场上的流通量。

 
回归


之后Q币的故事,可能不会让加密货币信徒们满意: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崛起,监管集中在了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崛起,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

网上购买、消费,再也不是问题,也不再需要Q币。

Q币也慢慢回到最初的模样,只存在于腾讯生态中。

而Q币再次回到监管口中,是在2013年,作为互联网虚拟货币与比特币并列。

2013年第七届中国银行家高峰论坛上,时任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灵发表了主题演讲《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银行创新》 ,其中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中央银行要严格地监管银行是因为它能够创造货币。现在互联网上有互联网上的货币,比如说Q币、还有现在的比特币等等,互联网也在创造货币。

    凡是能够创造货币的,如果能够对社会公众产生比较大的影响的,监管当局应该对它进行监管。

    全球进入到了信用货币时代,全球主要靠一个主权国家的货币在进行交易,美联储的一举一动能够影响牵动全球的金融市场。货币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因而对货币视而不见、不管是不可能的。只不过现在在虚拟网络上所出现的货币的交易量有限,现在为止监管当局还没有直接监管,但是迟早这个问题会提上日程上来。



时光荏苒,在后来的数字货币关注者眼中,Q币已经“泯然众人矣”,用Q币支付项目尾款的段子,已经被大家当成了笑谈。

可谁又会想过,这个段子曾经是那么真实,甚至差点成为你我的日常?

而这会儿再看马化腾对于Libra的评论,“技术都很成熟,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已然是别样风味。

“只不过那时没有区块链技术。”有区块链从业者向31QU感慨。

 
未来


相对于Q币,Libra无论从愿景、实力、技术等上看,都要大出许多;可相应的,困难也会成倍增长。

无论是切实的落地场景,还是快速扩展的可能,这些本身都已经是数字货币急需解决的难点。

也不同于Q币兴起时,电子支付领域还几乎是空白,Libra现在面对的,是法币电子支付领域成熟的产品筑的壁垒。

虽然Libra的战略是面向弱国替代主权货币,可是第三世界国家孱弱的电子支付基础设施,也会成为Libra的难题。

更何况,在这一切都解决后,Libra还会直面监管的压力,“货币无国界”,但“无国界货币”的组织和成员可都是有国籍的。

201907031052036.jpeg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数字货币引领的一场变革就要到来。G20峰会上,关注“数字货币、加密资产”已然成为一个热点话题。

从“铱星计划”到马斯克的“全球Starlink”,从Q币到Libra,技术一直在变,可人类的梦想却始终不变。

马云评价QQ和Q币时曾说,“QQ的确有点可怕,他的攻击总是悄悄的。”

悄悄的,数字货币的变革也早已开启。



部分参考资料:

1 《腾讯传》 吴晓波著

2 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

3 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4 Q币引发大讨论 央行拟明年监管虚拟货币

5 网民地下交易买卖Q币引发央行关注

6 Q币被盗走向谁喊冤 可买实物监管却成空白

7 三方激辩Q币民间交易

8 腾讯Q币真的会扰乱国家金融秩序?

9 刘炽平:针对Q币的炒作对腾讯没任何影响

10 全国人大常委吴晓灵称比特币应纳入监管


文 :31QU 墨菲

焦点分析 | 数字货币提前走出寒冬,但这未必是好消息

观点leeks 发表了文章 • 2019-06-03 10:33 • 来自相关话题

从今年年初至今,全球数字货币市值已经上涨了一倍多。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避险情绪推动数字货币加速走入上行。

进入5月份后,比特币和其他加密数字货币的价格上涨堪称气势如虹。

比特币交易所Coindesk的数据显示,从5月1日到5月30日,比特币的价格上涨了65%,排名第二的以太币和排名第三的莱特币分别上涨了68%和56%。

实际上,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加密货币上涨行情从年初就已经开始。全球加密货币市值从年初的1257亿美元一路上涨到目前的2803亿美元。这其中,比特币作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其市值达到1549亿美元。

这波上涨行情普遍被数字货币投资者们认为,从2018年年初开始的“数字货币寒冬”已经过去。

比特币为主的数字货币曾经在2017年经过一轮疯狂的上涨。比特币价格最高一度接近2万美元,制造了资产泡沫。随后泡沫破裂,在整个2018年,比特币的价格一直处于下滑中。到2019年年初,比特币价格降至3100美元左右。

数字货币成为避险资产工具,是引发本轮上涨行情的原因之一。但这种上涨未必是一件好事。“避险”可能意味着全球整体经济动荡,投资者资产保值和增值遇上麻烦;在另一方面,数字货币本身的风险也比较大,成为避险工具后有可能给投资者带来更多风险。


涨价的必然和偶然


稀缺是引发所有物品价格上涨的必然原因。

2009年,神秘的中本聪创建比特币,将其数量设定为2100万个。矿工们用矿机进行计算“挖出”区块后,会获得一定数额的比特币奖励。10年来,成千上万台矿机不停运转,总共获得了超过1771万个比特币奖励。

奖励数量并非永久不变。按照中本聪事先的设定,大约每挖出21万个区块,对矿工奖励的比特币数额减半。2013年和2017年,比特币的奖励数量已经两次减半。下一次减半预计在2021年到来。

这就是说,未来可交易的比特币不仅数量已不多,而且被“挖出”的速度也会减缓。于是,比特币的交易价格,也随着两次奖励数量的减半而出现上,并吸引了大量资金入场。

从历史记录来看,2013年比特币价格出现了第一次大幅上涨。当年9月比特币价格从100多美元猛涨至将近1000美元,在随后的两年中出现价格腰斩,直到2016年才进入上升轨道。第二次大幅上涨发生在2017年,比特币价格上升到当年年底近两万美元,然后在2018年价格再度腰斩。

“本次比特币价格再次上升,有必然的因素。这就是它的价格的周期性。”某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研究网站创始人张晓晨对36氪说。

但稀缺并不总是数字货币上涨的全部原因。

投资分析师们普遍预测,下一轮比特币价格的行情来临在2020年-2023年之间。例如,研究机构链得得就在2018年年底的预测中认为,本轮数字货币的下行周期要延续到2020年5月之后。2019年春天的这轮涨幅,让人感到有点意外。

一部分原因是在5月之前,比特币的价格已经走上上行通道。在1月到4月间,比特币价格涨幅为37.6%,为投资者提供了预期空间。

更主要的原因,如CNBC在5月30日的一篇报道中说,大国之间的贸易摩擦出乎意料的升级,以及人民币在5月短时间内的迅速贬值,使避险资金选择转向投资比特币及其他数字货币。

张晓晨认为,这些来自外部的、偶然性的因素,使数字货币价格进入了快速上涨的轨道。

 
新的避险工具?
 

推动本轮数字货币快速上涨的这些偶然因素,对全球经济大环境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贸易摩擦可能会导致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大幅放缓。5月22日,经合组织宣布第二次下调对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至3.2%。最早的预期为3.5%。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受贸易摩擦等各种因素影响,美股道琼斯、标普和纳斯达克指数分别下跌了5.5%、5.6%和6.6%。但通常作为传统避险资产的黄金价格几乎没有发生变动。这是因为美联储无降息计划,美元没有产生通胀预期,黄金的保值功能无从发挥。

股市的下跌仍让市场避险情绪大增。充满变数的情况下,选择什么投资工具,才能确保资产保值和增值?

“如果对主流经济的保值需求不能被主流经济满足,通过数字货币对资产进行保值这件事情才会有深刻需求。”张晓晨说。

数字货币的去中心化特征,使其摆脱了以央行主导的法定货币发行体系,不受法币发行和汇率变化影响,理论上不存在通货膨胀、汇率损失,同时交易费用低廉,可以快速跨国交易,适用于避险资产。

于是各个媒体上就出现了“央行屯黄金,江湖屯比特币”这一说法。

《纽约时报》在今年2月份的一篇报道中提到了一位委内瑞拉比特币用户的经历,可以作为参照。在委内瑞拉法定货币玻利瓦尔每天贬值3.5%的情况下,此人通过在美国的比特币交易所定期售出自己持有的比特币,换取必要的玻利瓦尔维持生活。整个交易过程大约持续10分钟。如果持有黄金的话,兑换玻利瓦尔的过程既麻烦又不安全,还得交手续费。

数字货币的投资者们,大部分可能不会到以此维持基本生活的程度。但是作为一种保值投资选择,数字货币的角色与黄金大体相当,但是数字货币交易起来更加方便,交易成本更低。

福布斯杂志在近日的一篇报道中说,位于伦敦干草市场附近的一家比特币交易中心最近出现过一位客户,希望从该中心购买全球25%的比特币——大约价值380亿美元。

虽然交易中心不可能提供如此多的比特币供交易,但旺盛的购买需求自然会大幅推高比特币的价格。

 
新变化,旧风险
 

数字货币价格上涨,对于其投资者来说还有另外一层危险的含义:数字本身也是有风险的,而且它的风险很难预测。

大多数数字货币没有锚定法币或者黄金等资产,刨除掉“挖矿”成本后,其价格主要取决于交易数量、频率和进场资金。由于缺乏监管,交易所违规和发币方坐庄操纵价格的情况并不少见。这导致它的价格经常大涨大落。截至本文发稿,比特币的价格从24小时前的8736美元下跌到了8308美元,跌幅达到4.9%。这个跌幅跟美股指数一个月的跌幅也相差不远。

其次是数字货币的交易所以及钱包本身的安全堪忧。日本的比特币交易所Mt. Gox在2014年被黑客攻破,被窃走相当于4.5亿美元的比特币,直接将比特币打入为期至少两年的熊市。从诞生至今,大约有300万到400万个比特币因为被窃、密钥丢失或者其他原因没有进入流通。它们的数量太大,为比特币交易定价带来了不确定性。

张晓晨认为:“除了安全和涨幅,对数字货币最大的风险是政策和法律的风险。”各个国家和地区对于数字货币的监管政策还处在变化的过程中。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从2018年至今,数次推迟表决设立基于数字货币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这限制了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的发展。

更重要的是,随着数字货币属性的演进和改变,很多国家的监管政策还会出现改变。这又是另一重不确定性。

"如果仅仅为了(资产)多样化配置,你不妨持有一点数字货币。”纽约大学研究数字货币的经济学家David Yermack在2017年对媒体说。他随后补充道:“如果你不了解它,那就算不上安全。”

或许这就是数字货币作为避险工具的价值所在:风险控制需要多元化,数字货币是选择之一,但既不是必然选择,也不是全部选择。


原创文章,作者:吴梦启
来源:36氪 查看全部
201906030846561.JPG!1200_.jpg

从今年年初至今,全球数字货币市值已经上涨了一倍多。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避险情绪推动数字货币加速走入上行。

进入5月份后,比特币和其他加密数字货币的价格上涨堪称气势如虹。

比特币交易所Coindesk的数据显示,从5月1日到5月30日,比特币的价格上涨了65%,排名第二的以太币和排名第三的莱特币分别上涨了68%和56%。

实际上,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加密货币上涨行情从年初就已经开始。全球加密货币市值从年初的1257亿美元一路上涨到目前的2803亿美元。这其中,比特币作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其市值达到1549亿美元。

这波上涨行情普遍被数字货币投资者们认为,从2018年年初开始的“数字货币寒冬”已经过去。

比特币为主的数字货币曾经在2017年经过一轮疯狂的上涨。比特币价格最高一度接近2万美元,制造了资产泡沫。随后泡沫破裂,在整个2018年,比特币的价格一直处于下滑中。到2019年年初,比特币价格降至3100美元左右。

数字货币成为避险资产工具,是引发本轮上涨行情的原因之一。但这种上涨未必是一件好事。“避险”可能意味着全球整体经济动荡,投资者资产保值和增值遇上麻烦;在另一方面,数字货币本身的风险也比较大,成为避险工具后有可能给投资者带来更多风险。


涨价的必然和偶然


稀缺是引发所有物品价格上涨的必然原因。

2009年,神秘的中本聪创建比特币,将其数量设定为2100万个。矿工们用矿机进行计算“挖出”区块后,会获得一定数额的比特币奖励。10年来,成千上万台矿机不停运转,总共获得了超过1771万个比特币奖励。

奖励数量并非永久不变。按照中本聪事先的设定,大约每挖出21万个区块,对矿工奖励的比特币数额减半。2013年和2017年,比特币的奖励数量已经两次减半。下一次减半预计在2021年到来。

这就是说,未来可交易的比特币不仅数量已不多,而且被“挖出”的速度也会减缓。于是,比特币的交易价格,也随着两次奖励数量的减半而出现上,并吸引了大量资金入场。

从历史记录来看,2013年比特币价格出现了第一次大幅上涨。当年9月比特币价格从100多美元猛涨至将近1000美元,在随后的两年中出现价格腰斩,直到2016年才进入上升轨道。第二次大幅上涨发生在2017年,比特币价格上升到当年年底近两万美元,然后在2018年价格再度腰斩。

“本次比特币价格再次上升,有必然的因素。这就是它的价格的周期性。”某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研究网站创始人张晓晨对36氪说。

但稀缺并不总是数字货币上涨的全部原因。

投资分析师们普遍预测,下一轮比特币价格的行情来临在2020年-2023年之间。例如,研究机构链得得就在2018年年底的预测中认为,本轮数字货币的下行周期要延续到2020年5月之后。2019年春天的这轮涨幅,让人感到有点意外。

一部分原因是在5月之前,比特币的价格已经走上上行通道。在1月到4月间,比特币价格涨幅为37.6%,为投资者提供了预期空间。

更主要的原因,如CNBC在5月30日的一篇报道中说,大国之间的贸易摩擦出乎意料的升级,以及人民币在5月短时间内的迅速贬值,使避险资金选择转向投资比特币及其他数字货币。

张晓晨认为,这些来自外部的、偶然性的因素,使数字货币价格进入了快速上涨的轨道。

 
新的避险工具?
 

推动本轮数字货币快速上涨的这些偶然因素,对全球经济大环境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贸易摩擦可能会导致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大幅放缓。5月22日,经合组织宣布第二次下调对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至3.2%。最早的预期为3.5%。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受贸易摩擦等各种因素影响,美股道琼斯、标普和纳斯达克指数分别下跌了5.5%、5.6%和6.6%。但通常作为传统避险资产的黄金价格几乎没有发生变动。这是因为美联储无降息计划,美元没有产生通胀预期,黄金的保值功能无从发挥。

股市的下跌仍让市场避险情绪大增。充满变数的情况下,选择什么投资工具,才能确保资产保值和增值?

“如果对主流经济的保值需求不能被主流经济满足,通过数字货币对资产进行保值这件事情才会有深刻需求。”张晓晨说。

数字货币的去中心化特征,使其摆脱了以央行主导的法定货币发行体系,不受法币发行和汇率变化影响,理论上不存在通货膨胀、汇率损失,同时交易费用低廉,可以快速跨国交易,适用于避险资产。

于是各个媒体上就出现了“央行屯黄金,江湖屯比特币”这一说法。

《纽约时报》在今年2月份的一篇报道中提到了一位委内瑞拉比特币用户的经历,可以作为参照。在委内瑞拉法定货币玻利瓦尔每天贬值3.5%的情况下,此人通过在美国的比特币交易所定期售出自己持有的比特币,换取必要的玻利瓦尔维持生活。整个交易过程大约持续10分钟。如果持有黄金的话,兑换玻利瓦尔的过程既麻烦又不安全,还得交手续费。

数字货币的投资者们,大部分可能不会到以此维持基本生活的程度。但是作为一种保值投资选择,数字货币的角色与黄金大体相当,但是数字货币交易起来更加方便,交易成本更低。

福布斯杂志在近日的一篇报道中说,位于伦敦干草市场附近的一家比特币交易中心最近出现过一位客户,希望从该中心购买全球25%的比特币——大约价值380亿美元。

虽然交易中心不可能提供如此多的比特币供交易,但旺盛的购买需求自然会大幅推高比特币的价格。

 
新变化,旧风险
 

数字货币价格上涨,对于其投资者来说还有另外一层危险的含义:数字本身也是有风险的,而且它的风险很难预测。

大多数数字货币没有锚定法币或者黄金等资产,刨除掉“挖矿”成本后,其价格主要取决于交易数量、频率和进场资金。由于缺乏监管,交易所违规和发币方坐庄操纵价格的情况并不少见。这导致它的价格经常大涨大落。截至本文发稿,比特币的价格从24小时前的8736美元下跌到了8308美元,跌幅达到4.9%。这个跌幅跟美股指数一个月的跌幅也相差不远。

其次是数字货币的交易所以及钱包本身的安全堪忧。日本的比特币交易所Mt. Gox在2014年被黑客攻破,被窃走相当于4.5亿美元的比特币,直接将比特币打入为期至少两年的熊市。从诞生至今,大约有300万到400万个比特币因为被窃、密钥丢失或者其他原因没有进入流通。它们的数量太大,为比特币交易定价带来了不确定性。

张晓晨认为:“除了安全和涨幅,对数字货币最大的风险是政策和法律的风险。”各个国家和地区对于数字货币的监管政策还处在变化的过程中。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从2018年至今,数次推迟表决设立基于数字货币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这限制了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的发展。

更重要的是,随着数字货币属性的演进和改变,很多国家的监管政策还会出现改变。这又是另一重不确定性。

"如果仅仅为了(资产)多样化配置,你不妨持有一点数字货币。”纽约大学研究数字货币的经济学家David Yermack在2017年对媒体说。他随后补充道:“如果你不了解它,那就算不上安全。”

或许这就是数字货币作为避险工具的价值所在:风险控制需要多元化,数字货币是选择之一,但既不是必然选择,也不是全部选择。


原创文章,作者:吴梦启
来源:36氪

偷电、挖矿、赚快钱,这些大学生到底怎么了?

特写blockchaincamp 发表了文章 • 2019-04-11 11:16 • 来自相关话题

流量占比分布


上个月,科技公司 Cisco(思科)发布了一份题为《大学生们正在利用校园电力挖矿》的数字货币挖矿研究报告。

思科安全研究员 Austin McBride 表示,目前,大学校园已成为仅次于能源和公共事业的第二大加密数字货币生产地,其流量占到了整个行业的22%,这可能是「投机取巧」的学生在宿舍内安装大量挖矿设备而产生的结果, "让挖矿设备在宿舍免费运行四年,毕业后,你可以带着一大笔钱离开学校,何乐而不为呢?"

大学校园不仅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毕业生,也因为学生而产出了大量加密数字货币。

但并非所有加密数字货币挖矿都由学生自愿完成,他们也许并不知情,黑客能够利用恶意软件肆意攻击学生的个人电脑,从而秘密地进行数字货币挖矿。

那么,对于那些主动在学校宿舍内挖矿的学生呢?他们如何看待利用学校公共电力谋取个人利益的行为呢?

事实上,许多学生不必担心支付电费,因为他们的大学住房合同往往涵盖电费开支。

这种“免费”的电力使他们能够拥有经济高效的挖矿资源,唯一需要考虑的费用就是实际的挖矿硬件。这似乎好的令人难以置信:挖矿的学生获得的收入足以支付购买几本教科书的费用,甚至还可能支付整个学期或更多的费用。

然而,有一个问题:学校电力并不是免费的,必须有人付出代价。


学生竟对挖矿如此痴迷


据 Cointelegraph 报道,由于受区块链寒冬与随之而来的币价下跌的影响,挖矿公司利润下降,但哈希率依旧持续上升,这说明全球矿池仍在增加。

McBride 表示,学生们在宿舍中进行挖矿活动时,可以省去与加密货币挖矿活动相关的电力成本花费。“如今很多数字货币的开采难度很大,这意味着电力和互联网成本比你从这些数字货币中获得的利润还要高。如果你不需要支付这些成本,那么你就处在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可以靠大学的「地利与人和」赚一笔钱。”

在问到这些数据信息来自哪些学校时,McBride 并没有进行具体回应。

“这些数据是由世界各地的教育机构提供的,任何身份识别信息都将保持匿名。”

早在2018年3月,网络攻击监测公司 Vectra 也发布了类似的报告,报告显示大学校园中的加密数字货币挖矿和挖矿型网络攻击比任何其他行业都更为普遍。

按照 Vectra 的说法,加密数字货币挖掘在学生和罪犯份子群体中越来越受欢迎,尤其是在学生人数众多的大学中。

此外,大学不可能像大公司那样密切地监控自己的网络,因为这些大公司拥有高成本、高预算的 IT 部门,"最多也就提醒学生如何保护自己,比如安装操作系统补丁、提高对网络钓鱼邮件、可疑网站和网络广告的警惕性等。"


真的那么简单吗?


学生在宿舍挖矿必须要小心谨慎行事,如果被宿管察觉,就会接受不必要的调查。Bitpro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Mark D'Aria 表示:“大学校园里的绝大多数挖矿设备并不是来自你所认为的矿机,不会是那些专为挖矿而设计的 GPU 矿机,更不会是 ASIC 矿机,因为它们噪声太大了,发热量也大得离谱,没有学生能容忍这种类型的矿机在自己的宿舍中待很长时间。”

事实上,大部分挖矿设备似乎是学生们的老式个人电脑。因为学生不用担心电力成本,即使在当前看跌的市场中,这种马马虎虎的老掉牙机器也能为学生提供适度的收入。

此外,D’Aria 还表示:

“带有高端 GPU 配置的游戏本,每天的产量大约在1美元,即使是一台很普通的笔记本电脑也能产生几分钱的收入。

尽管看似每天1美元的收入很少,但如果学生不需要为此支付任何电费呢?他们就没有任何理由让这些电脑停止挖矿,因为对他们来说,这是无成本的获益行为。”

此外,学生使用笔记本电脑挖矿也不存在任何技术门槛。“这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当你不使用它时,你可以设置为自动挖掘,”D‘Aria 补充道。

来自密西西比州某大学医学专业的学生 Tom(化名)曾用他的游戏本挖了两个多月的比特币,由于持续增加的工作量和 GPU 价格的不断上涨,他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

“如果比特币币价保持在15000美元,我大约能赚到120美元。尽管目前比特币币价在4000美元左右(采访时),因为不需要考虑电力成本,这仍然是有利可图的行为。然而,由于系统的巨大压力以及 GPU 过高的价格,我决定放弃了。”

“我也不能保证电脑一直开着,那是不可能的,” Tom 表现得很无奈。

挖矿之前,在冬天的几个月里,Tom 的房间会很冷,所以挖矿产生的额外热量实际上是很有用处的,“我不需要再买一个电暖器来取暖了”。

然而,有时挖矿的学生也会被发现。

一名来自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应用物理专业的大学生 Ken(化名),就收到了来自学校的一封电子邮件,他被告知安全小组已在他的两个设备上监测到了一个挖矿程序,“我们督促你尽快卸载这些程序,如果你对此并不知情,你就该马上进行病毒扫描”。

Ken 当时确实是在使用某种程序在挖矿。

在向 Reddit 上 BitcoinMining 子社区的矿工取经后,他决定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进行挖矿,“我已经有了一个 VPN,他们再也无法跟踪到我”。

然而,当 Ken 正因为几百美元的快速收益而沾沾自喜时,他使用的挖矿程序就被黑了,他失去了所有刚刚赚到手、还滚烫的「美元」,他还没来得及将这些钱转移到他的私人钱包里。

Chris Partridge 是罗切斯特理工学院(RIT)计算机安全专业的毕业生,从2015年开始一直到2016年年中,他也一直在挖加密数字货币。“我当时对比特币很好奇,挖矿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方式。”与 Tom 和 Ken 相比,他的挖矿设备更加先进一些,因为他使用了一对型号分别为BFL Monarch 和 Prospero X1 的蚂蚁矿机。但也因此,他的设备也会产生更多的热量,“即使是暴风雪天气,窗户也要7天24小时都开着,要不然就太热了”。

Partridge 说,“尽管有那么几次有人来房间进行检查,但那是因为其他不相关的原因引起的,他从来没有因为挖矿而被抓到过,因为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矿机的存在。”

尽管在当时这位前 RIT 学生并不以营利为目的,但他仍旧挖到了大约0.4个 BTC,然后以6000美元的高价卖掉了它,然后 Partridge 拿着这笔钱去参加了一个实习。几个月后,除去日常的生活开支,他还剩下了一笔钱。

“我用剩下的钱买了一台 Roomba(一款 iRobot 机器人吸尘器),如果有什么是我必须花钱买的东西,那绝对是 Roomba!”

Genesis Mining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Marco Streng 也是挖矿的受益者,他从2013年开始就在宿舍挖矿,然而,他拒绝透露自己在哪所大学挖矿,并说“在哪里挖都一样”。

“在我那10-13平米的房间里,有一种蒸桑拿的氛围,噪音真的很大,我们曾试图通过在矿机上放一些垫子,把它放在靠近窗户的地方来降温。”

Streng 说,虽然噪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但他的邻居们似乎并没有受到干扰。“尽管我觉得这很烦人,但我仍旧很兴奋,因为它让我赚到了钱。”

2014年左右,Streng 发现,当地的学生几乎都开始在校园内搭建自己的挖矿设备,那时学生宿舍的电费开始大幅上涨。”

当加密数字货币市场急剧增长,挖矿利益越发丰厚时,Streng 认为是时候建立一个拥有几千台矿机的、可形成工业规模的矿场了。

“于是我创立了 Genesis Mining 公司,我很感激那些在宿舍挖矿的日子,要不然不会有今天的我。”


这合乎道德吗?


尽管还没有任何一所大学出台过有关加密数字货币挖矿的规范与政策,但在2018年1月,斯坦福大学似乎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斯坦福校园官网公开发布警告,反对学生用学校的公共资产获取个人经济利益。





斯坦福公告部分截图
https://uit.stanford.edu/news/cryptocurrency-mining


斯坦福大学首席信息安全官员表示:”当计算成本最小时,加密数字货币挖矿是最有利可图的,不幸的是,这导致了校园系统遭到破坏、学校计算机设备被滥用以及个人挖矿设备盗用宿舍公共电力等乱象发生。"

事实上,许多大学都已明令禁止学生将公共资源用于个人经济利益,例如,Rit 大学的计算机使用行为准则如下:

“任何 Rit 社区的成员都不得使用 RIT 计算帐户和 RIT 拥有、维护的任何通信设备来经营企业、商业服务,或为商业组织和企业做广告。RIT 社区的成员不应浪费大学公共资源或将其用于个人利益或非大学实体的利益。”

然而,由于没有关于加密数字货币挖矿的具体规则,实际上可能会给教育机构带来税收相关的问题。对此,国际税务律师、注册会计师 Selva Ozelli 表示:

“大学需要制定相关政策,规定学生是否可以在校园内进行数字货币挖矿活动,或者是否应向学生收取额外的电费。如果学校不及时制定相应的政策,就会面临严重的税收问题。因为被视为服务活动的加密数字货币挖矿收入应视为普通收入,应按照收入与支出情况缴税。”

从道德角度看,情况也相当复杂,甚至在那些从校园挖矿活动中获益的学生之间,也存在不同的看法。

Tom 认为,“我花钱租了这个房间,就有使用这个房间中任何资源的权利,此外,房屋合同中也没有明文规定过度使用电力会受到惩罚,我认为自己没错,尤其是当你在冬天无法控制自己房间的温度,而不得不使用一个加热器来取暖时。”

而 Partridge 则相对理性,“我不认为在大学校园内挖矿是道德的,但在校园内挖矿确实收益更大,充满了诱惑力。但大多数认为校园挖矿合乎道德的学生,都没有考虑到学校财产与学生的生命危险,学校宿舍并不能承受大规模高耗电的电子设备,也无法预防火灾、触电等危险,这很容易造成巨大的财产与生命损失。”

Streng 则认为,“虽然学生可以通过挖矿为去中心化网络做出贡献,但他们不应该利用学校的公共资源。如果学生想在他们的房间内挖矿,他们必须支付账单。”

“加密数字货币行业存在这样一个问题:住在一个小房间里的人可以把电变成钱,但需要其他人共同分担电费,这不公平。

不仅是教育行业,其他行业的人也在变相被消费,无论单个人消耗了多少电,其他人都必须来平均分担这部分费用。我认为相关部门应该意识到这样的可能性,并采取相应的措施。”

所以,如果大学依旧不重视校园内的加密数字货币挖矿行为,这种现象将持续发展下去,甚至会愈演愈烈,学生可以从中赚取一些啤酒钱,他们就乐意去做这件事。

D‘Aria 则一针见血:“我无法想象任何一个大学生会拒绝每月5美元甚至30美元的快钱收入,这几乎不可能”。


作者 | 佩奇 查看全部
201904110744301.jpg

流量占比分布


上个月,科技公司 Cisco(思科)发布了一份题为《大学生们正在利用校园电力挖矿》的数字货币挖矿研究报告。

思科安全研究员 Austin McBride 表示,目前,大学校园已成为仅次于能源和公共事业的第二大加密数字货币生产地,其流量占到了整个行业的22%,这可能是「投机取巧」的学生在宿舍内安装大量挖矿设备而产生的结果, "让挖矿设备在宿舍免费运行四年,毕业后,你可以带着一大笔钱离开学校,何乐而不为呢?"

大学校园不仅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毕业生,也因为学生而产出了大量加密数字货币。

但并非所有加密数字货币挖矿都由学生自愿完成,他们也许并不知情,黑客能够利用恶意软件肆意攻击学生的个人电脑,从而秘密地进行数字货币挖矿。

那么,对于那些主动在学校宿舍内挖矿的学生呢?他们如何看待利用学校公共电力谋取个人利益的行为呢?

事实上,许多学生不必担心支付电费,因为他们的大学住房合同往往涵盖电费开支。

这种“免费”的电力使他们能够拥有经济高效的挖矿资源,唯一需要考虑的费用就是实际的挖矿硬件。这似乎好的令人难以置信:挖矿的学生获得的收入足以支付购买几本教科书的费用,甚至还可能支付整个学期或更多的费用。

然而,有一个问题:学校电力并不是免费的,必须有人付出代价。


学生竟对挖矿如此痴迷


据 Cointelegraph 报道,由于受区块链寒冬与随之而来的币价下跌的影响,挖矿公司利润下降,但哈希率依旧持续上升,这说明全球矿池仍在增加。

McBride 表示,学生们在宿舍中进行挖矿活动时,可以省去与加密货币挖矿活动相关的电力成本花费。“如今很多数字货币的开采难度很大,这意味着电力和互联网成本比你从这些数字货币中获得的利润还要高。如果你不需要支付这些成本,那么你就处在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可以靠大学的「地利与人和」赚一笔钱。”

在问到这些数据信息来自哪些学校时,McBride 并没有进行具体回应。

“这些数据是由世界各地的教育机构提供的,任何身份识别信息都将保持匿名。”

早在2018年3月,网络攻击监测公司 Vectra 也发布了类似的报告,报告显示大学校园中的加密数字货币挖矿和挖矿型网络攻击比任何其他行业都更为普遍。

按照 Vectra 的说法,加密数字货币挖掘在学生和罪犯份子群体中越来越受欢迎,尤其是在学生人数众多的大学中。

此外,大学不可能像大公司那样密切地监控自己的网络,因为这些大公司拥有高成本、高预算的 IT 部门,"最多也就提醒学生如何保护自己,比如安装操作系统补丁、提高对网络钓鱼邮件、可疑网站和网络广告的警惕性等。"


真的那么简单吗?


学生在宿舍挖矿必须要小心谨慎行事,如果被宿管察觉,就会接受不必要的调查。Bitpro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Mark D'Aria 表示:“大学校园里的绝大多数挖矿设备并不是来自你所认为的矿机,不会是那些专为挖矿而设计的 GPU 矿机,更不会是 ASIC 矿机,因为它们噪声太大了,发热量也大得离谱,没有学生能容忍这种类型的矿机在自己的宿舍中待很长时间。”

事实上,大部分挖矿设备似乎是学生们的老式个人电脑。因为学生不用担心电力成本,即使在当前看跌的市场中,这种马马虎虎的老掉牙机器也能为学生提供适度的收入。

此外,D’Aria 还表示:

“带有高端 GPU 配置的游戏本,每天的产量大约在1美元,即使是一台很普通的笔记本电脑也能产生几分钱的收入。

尽管看似每天1美元的收入很少,但如果学生不需要为此支付任何电费呢?他们就没有任何理由让这些电脑停止挖矿,因为对他们来说,这是无成本的获益行为。”

此外,学生使用笔记本电脑挖矿也不存在任何技术门槛。“这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当你不使用它时,你可以设置为自动挖掘,”D‘Aria 补充道。

来自密西西比州某大学医学专业的学生 Tom(化名)曾用他的游戏本挖了两个多月的比特币,由于持续增加的工作量和 GPU 价格的不断上涨,他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

“如果比特币币价保持在15000美元,我大约能赚到120美元。尽管目前比特币币价在4000美元左右(采访时),因为不需要考虑电力成本,这仍然是有利可图的行为。然而,由于系统的巨大压力以及 GPU 过高的价格,我决定放弃了。”

“我也不能保证电脑一直开着,那是不可能的,” Tom 表现得很无奈。

挖矿之前,在冬天的几个月里,Tom 的房间会很冷,所以挖矿产生的额外热量实际上是很有用处的,“我不需要再买一个电暖器来取暖了”。

然而,有时挖矿的学生也会被发现。

一名来自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应用物理专业的大学生 Ken(化名),就收到了来自学校的一封电子邮件,他被告知安全小组已在他的两个设备上监测到了一个挖矿程序,“我们督促你尽快卸载这些程序,如果你对此并不知情,你就该马上进行病毒扫描”。

Ken 当时确实是在使用某种程序在挖矿。

在向 Reddit 上 BitcoinMining 子社区的矿工取经后,他决定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进行挖矿,“我已经有了一个 VPN,他们再也无法跟踪到我”。

然而,当 Ken 正因为几百美元的快速收益而沾沾自喜时,他使用的挖矿程序就被黑了,他失去了所有刚刚赚到手、还滚烫的「美元」,他还没来得及将这些钱转移到他的私人钱包里。

Chris Partridge 是罗切斯特理工学院(RIT)计算机安全专业的毕业生,从2015年开始一直到2016年年中,他也一直在挖加密数字货币。“我当时对比特币很好奇,挖矿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方式。”与 Tom 和 Ken 相比,他的挖矿设备更加先进一些,因为他使用了一对型号分别为BFL Monarch 和 Prospero X1 的蚂蚁矿机。但也因此,他的设备也会产生更多的热量,“即使是暴风雪天气,窗户也要7天24小时都开着,要不然就太热了”。

Partridge 说,“尽管有那么几次有人来房间进行检查,但那是因为其他不相关的原因引起的,他从来没有因为挖矿而被抓到过,因为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矿机的存在。”

尽管在当时这位前 RIT 学生并不以营利为目的,但他仍旧挖到了大约0.4个 BTC,然后以6000美元的高价卖掉了它,然后 Partridge 拿着这笔钱去参加了一个实习。几个月后,除去日常的生活开支,他还剩下了一笔钱。

“我用剩下的钱买了一台 Roomba(一款 iRobot 机器人吸尘器),如果有什么是我必须花钱买的东西,那绝对是 Roomba!”

Genesis Mining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Marco Streng 也是挖矿的受益者,他从2013年开始就在宿舍挖矿,然而,他拒绝透露自己在哪所大学挖矿,并说“在哪里挖都一样”。

“在我那10-13平米的房间里,有一种蒸桑拿的氛围,噪音真的很大,我们曾试图通过在矿机上放一些垫子,把它放在靠近窗户的地方来降温。”

Streng 说,虽然噪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但他的邻居们似乎并没有受到干扰。“尽管我觉得这很烦人,但我仍旧很兴奋,因为它让我赚到了钱。”

2014年左右,Streng 发现,当地的学生几乎都开始在校园内搭建自己的挖矿设备,那时学生宿舍的电费开始大幅上涨。”

当加密数字货币市场急剧增长,挖矿利益越发丰厚时,Streng 认为是时候建立一个拥有几千台矿机的、可形成工业规模的矿场了。

“于是我创立了 Genesis Mining 公司,我很感激那些在宿舍挖矿的日子,要不然不会有今天的我。”


这合乎道德吗?


尽管还没有任何一所大学出台过有关加密数字货币挖矿的规范与政策,但在2018年1月,斯坦福大学似乎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斯坦福校园官网公开发布警告,反对学生用学校的公共资产获取个人经济利益。

201904110744302.jpg

斯坦福公告部分截图
https://uit.stanford.edu/news/cryptocurrency-mining



斯坦福大学首席信息安全官员表示:”当计算成本最小时,加密数字货币挖矿是最有利可图的,不幸的是,这导致了校园系统遭到破坏、学校计算机设备被滥用以及个人挖矿设备盗用宿舍公共电力等乱象发生。"

事实上,许多大学都已明令禁止学生将公共资源用于个人经济利益,例如,Rit 大学的计算机使用行为准则如下:

“任何 Rit 社区的成员都不得使用 RIT 计算帐户和 RIT 拥有、维护的任何通信设备来经营企业、商业服务,或为商业组织和企业做广告。RIT 社区的成员不应浪费大学公共资源或将其用于个人利益或非大学实体的利益。”

然而,由于没有关于加密数字货币挖矿的具体规则,实际上可能会给教育机构带来税收相关的问题。对此,国际税务律师、注册会计师 Selva Ozelli 表示:

“大学需要制定相关政策,规定学生是否可以在校园内进行数字货币挖矿活动,或者是否应向学生收取额外的电费。如果学校不及时制定相应的政策,就会面临严重的税收问题。因为被视为服务活动的加密数字货币挖矿收入应视为普通收入,应按照收入与支出情况缴税。”

从道德角度看,情况也相当复杂,甚至在那些从校园挖矿活动中获益的学生之间,也存在不同的看法。

Tom 认为,“我花钱租了这个房间,就有使用这个房间中任何资源的权利,此外,房屋合同中也没有明文规定过度使用电力会受到惩罚,我认为自己没错,尤其是当你在冬天无法控制自己房间的温度,而不得不使用一个加热器来取暖时。”

而 Partridge 则相对理性,“我不认为在大学校园内挖矿是道德的,但在校园内挖矿确实收益更大,充满了诱惑力。但大多数认为校园挖矿合乎道德的学生,都没有考虑到学校财产与学生的生命危险,学校宿舍并不能承受大规模高耗电的电子设备,也无法预防火灾、触电等危险,这很容易造成巨大的财产与生命损失。”

Streng 则认为,“虽然学生可以通过挖矿为去中心化网络做出贡献,但他们不应该利用学校的公共资源。如果学生想在他们的房间内挖矿,他们必须支付账单。”

“加密数字货币行业存在这样一个问题:住在一个小房间里的人可以把电变成钱,但需要其他人共同分担电费,这不公平。

不仅是教育行业,其他行业的人也在变相被消费,无论单个人消耗了多少电,其他人都必须来平均分担这部分费用。我认为相关部门应该意识到这样的可能性,并采取相应的措施。”

所以,如果大学依旧不重视校园内的加密数字货币挖矿行为,这种现象将持续发展下去,甚至会愈演愈烈,学生可以从中赚取一些啤酒钱,他们就乐意去做这件事。

D‘Aria 则一针见血:“我无法想象任何一个大学生会拒绝每月5美元甚至30美元的快钱收入,这几乎不可能”。


作者 | 佩奇

马耳他数字货币交易所将业务迁往马耳他证券交易所

地区chainb 发表了文章 • 2019-03-07 10:24 • 来自相关话题

据马耳他时报3月5日报道,马耳他数字货币交易所(MDX)正在与马耳他证券交易所(MSE)合作,考虑推出其数字货币交易部门。

据报道,MDX正在获得证券许可证,以推广一个多边交易平台,该平台将引入数字资产交易的二级市场。 MDX创始人兼执行主席Rick Klink表示,“迁往马耳他证券交易所意味着我们现在处于下一轮机构金融创新浪潮的核心位置。”

此举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声明马耳他金融服务管理局(MFSA)本月早些时候在监管反洗钱(AML)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CFT)方面存在重大差距之后发生的。

在其金融系统稳定性评估报告中,IMF建议使用更多资源来监督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服务提供商。它还指出需要加强对受益人信息的筛选流程以及对风险敏感账户的监控,包括数字资产和电子游戏等新技术以及与IIP相关的资金。

据称,本月还有一些律师事务所和金融公司告诉马耳他时报,银行正在拒绝开户申请。据报道,消息人士表示,银行没有区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尽管它们并不总是相互联系。

2月,MFSA发布了与新技术相关的网络安全咨询。该指南针对投资虚拟货币的专业基金,发行人以及虚拟金融资产法(VFAA)的代理商和服务提供商。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malta-digital-exchange-relocates-operations-to-malta-stock-exchange-premises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na Alexandre
编译:Penny 查看全部
20190306105369896989.jpg

据马耳他时报3月5日报道,马耳他数字货币交易所(MDX)正在与马耳他证券交易所(MSE)合作,考虑推出其数字货币交易部门。

据报道,MDX正在获得证券许可证,以推广一个多边交易平台,该平台将引入数字资产交易的二级市场。 MDX创始人兼执行主席Rick Klink表示,“迁往马耳他证券交易所意味着我们现在处于下一轮机构金融创新浪潮的核心位置。”

此举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声明马耳他金融服务管理局(MFSA)本月早些时候在监管反洗钱(AML)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CFT)方面存在重大差距之后发生的。

在其金融系统稳定性评估报告中,IMF建议使用更多资源来监督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服务提供商。它还指出需要加强对受益人信息的筛选流程以及对风险敏感账户的监控,包括数字资产和电子游戏等新技术以及与IIP相关的资金。

据称,本月还有一些律师事务所和金融公司告诉马耳他时报,银行正在拒绝开户申请。据报道,消息人士表示,银行没有区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尽管它们并不总是相互联系。

2月,MFSA发布了与新技术相关的网络安全咨询。该指南针对投资虚拟货币的专业基金,发行人以及虚拟金融资产法(VFAA)的代理商和服务提供商。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malta-digital-exchange-relocates-operations-to-malta-stock-exchange-premises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na Alexandre
编译:Penny

俄总统普京命令政府在2019年7月之前通过加密货币监管法规

地区chainb 发表了文章 • 2019-02-28 10:52 • 来自相关话题

根据联邦议会的指示,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发布了政府通过对数字资产行业的监管法规的新截止日期。该文件于2月27日被发布在俄罗斯总统官方网站(Kremlin.ru)上。

根据该文件,普京总统已下令政府在2019年7月1日前执行与加密相关的监管。总统要求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和下议院俄罗斯联邦议会(俄罗斯国家杜马)在2019年春季会议上通过监管草案。

具体而言,该文件要求通过旨在发展数字经济的联邦立法,包括对民法中的数字清算的监管。该文件称,该立法还应包括数字金融资产监管框架,同时立足数字技术吸引更多资金来源。

普京总统近期的指令也回应了他在2018年发表的声明,当时他命令政府在2018年7月之前制定对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ICO以及加密货币挖矿的监管规定。

俄罗斯议会在2018年5月的一读中通过了加密货币立法,然而,在秋季,所有与加密和代币相关的术语最终都被“数字权利”一词所取代,而加密货币挖矿的定义也被从法案中删除了。因此,俄罗斯的加密监管法案于2018年12月被送回了一读阶段。

最近,俄罗斯金融媒体Rambler报道称,俄罗斯国家杜马计划在3月份审查并通过新的加密货币法规。

此前,俄罗斯司法部长认为,由于加密货币在俄不属于合法的支付方式,因此没有必要在法律上界定加密货币的概念。


原文:Russian President Putin Orders Government to Adopt Crypto Regulation by July 2019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Helen Partz
编译者:Maya 查看全部
740_aHR0cHM6Ly9zMy5jb2ludGVsZWdyYXBoLmNvbS9zdG9yYWdlL3VwbG9hZHMvdmlldy83M2FkNDc3MmQ2MmU4Y2VjNDU2MmI0YTkyZDg1MDVlNi5qcGc.jpg

根据联邦议会的指示,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发布了政府通过对数字资产行业的监管法规的新截止日期。该文件于2月27日被发布在俄罗斯总统官方网站(Kremlin.ru)上。

根据该文件,普京总统已下令政府在2019年7月1日前执行与加密相关的监管。总统要求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和下议院俄罗斯联邦议会(俄罗斯国家杜马)在2019年春季会议上通过监管草案。

具体而言,该文件要求通过旨在发展数字经济的联邦立法,包括对民法中的数字清算的监管。该文件称,该立法还应包括数字金融资产监管框架,同时立足数字技术吸引更多资金来源。

普京总统近期的指令也回应了他在2018年发表的声明,当时他命令政府在2018年7月之前制定对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ICO以及加密货币挖矿的监管规定。

俄罗斯议会在2018年5月的一读中通过了加密货币立法,然而,在秋季,所有与加密和代币相关的术语最终都被“数字权利”一词所取代,而加密货币挖矿的定义也被从法案中删除了。因此,俄罗斯的加密监管法案于2018年12月被送回了一读阶段。

最近,俄罗斯金融媒体Rambler报道称,俄罗斯国家杜马计划在3月份审查并通过新的加密货币法规。

此前,俄罗斯司法部长认为,由于加密货币在俄不属于合法的支付方式,因此没有必要在法律上界定加密货币的概念。


原文:Russian President Putin Orders Government to Adopt Crypto Regulation by July 2019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Helen Partz
编译者:Maya

失范的数字货币量化市场:积弊成疾,洗牌将至

市场chainbs 发表了文章 • 2019-02-26 12:24 • 来自相关话题

量化交易堪称是区块链行业最为神秘的领域之一,也一直被视为数字货币领域的最大赢家之一。在对多名数字货币量化交易行业资深从业者进行采访后,链捕手试图通过本文向读者们揭开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领域的真实发展状况,尤其是由于失范导致的多重发展困境,欢迎各位共同探讨。


01 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作用
 

量化交易,即根据市场关键数据指征的变化识别交易机会,通过程序化发出买卖指令的交易方式,它以相对先进的模型及严格执行的程序替代人为的主观判断,避免主观交易中因情绪或操作不当导致的失误,往往能为交易者带来更加稳健的收益。

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量化交易就成为全球金融市场占据重要地位的交易方式,并衍生出庞大的金融体系。如今,随着区块链行业的整体向好以及数字货币交易市场的扩张,量化交易也已经被大量团队引入数字货币市场之中,目前各类量化团队已经达到数百家。

从具体操作手法来看,数字货币量化交易与传统金融资产量化交易较为类似,主要包括交易策略研发、风控策略、交易执行环节,量化团队资金管理规模多在3000-5000枚比特币,规模超出1万枚的则可位居顶级量化团队之列。某token fund创始合伙人许超逸表示,量化交易策略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判断趋势进行高抛低吸的策略,即趋势策略;另一类是消除系统性的风险获取相对稳健收益的策略,即套利策略。

「由于数字货币价格波动性较高,而且7x24小时不间断交易,在这种情况下量化团队的理论赚钱效率实际上要比传统金融领域更高。」拾斗量化神牛阁研究院院长牛神说。

由此,量化交易主要承担着帮助资产所有者预防资产贬值风险、获取更多稳健收益的职责,但实际上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所扮演的作用不止于此,并且要比传统金融市场要大得多,无论是对项目方还是交易所,甚至乃至于整个行业。

对于项目方而言,由于数字货币行情动荡、流动性往往不高等原因,大量区块链项目对于募集资金保值增值、币种高流动性高等具有较高需求,量化团队在这几个方面能对项目方予以较大作用,相当于帮助项目方理财以及维持币种交易量与价格的相对稳定。

「项目方的分内之事是技术拓展、行业落地,但其市场价值再很多时候受到各因素的影响并没有体现在币价上。」某区块链项目创始人詹鸥(化名)说道,「很多项目方在二级市场是比较脆弱的,尤其是市场价值彰显以及应对许多庄家在二级市场的狙击方面,需要量化团队的协助。」

对于交易所而言,尤其是那些新成立或者三四线的交易所,它们由于用户量不足往往在买卖挂单的数量上比较匮乏,该交易所币价波动幅度更大、提升用户的交易成本,从而减弱用户在该交易所的交易欲望。量化团队则可以通过多种量化策略增加交易所的买卖挂单,促成用户在该交易所达成交易、提升该交易所的竞争力。

许超逸进一步指出,量化交易团队对行业最大的贡献就在于通过机器判断市场行情进行挂单,提升了交易的深度并维持了流动性。

不过相比传统金融市场的量化交易,数字货币市场的量化交易由于发展阶段过早、自身特性等原因,还存在各种各样的内外部问题,致使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并没有很好地扮演其角色,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

在过程上,量化交易往往会受到数据源不足且不准确、庄家控盘砸盘致使行情动荡、交易所时常出现bug、交易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等因素的影响;在结果上,只有极少数量化团队赚得盆满钵满,大多数量化团队在量化交易方面几乎无法维持稳定收益,并导致项目方或者投资人的资金出现大额亏损。


02 外部难题:交易环境尚不规范
 

从外部来看,数字货币市场目前缺乏基础而准确的交易数据,而这些数据对基于大量数据分析的量化交易来说至关重要,「有时候你以为你从交易所API里面接入的数据是准确的,其实里面有一大堆的垃圾交易数据和假交易数据,根本没有用,还会干扰你的判断。」许超逸说。

这种现象主要归结于交易所方面的虚增交易量,它们为了保持较高的交易量水平与排名,通常会虚增大量非正常情况的交易数据,而外界很难察觉与判断。

进一步来看,数字货币交易所的透明性、公开性远低于传统证券交易所,这些交易所大多处于监管空白地区,市场频频传出交易所方面作为规则制定者打破规则、扰乱市场秩序的事件,这意味着交易所作为不可控因素实际上增加了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难度与风险。

去年11月,知名量化投资基金Amber AI就公开控诉 OKEx 在BCH 期货上的多次不公平操作导致该基金损失 70 万美元资金,引起市场的轩然大波,但几番争执后并没有实质性结果。

而在技术层面,许多交易所交易系统的安全性与稳定性也相对较低,时常出现bug影响量化团队的策略执行。同时,目前几乎所有数字货币交易所都不支持或者欢迎毫秒级高频交易,「这主要出于系统安全以及技术难度等原因,现阶段如果交易频率过高,交易所甚至会限制端口、封号。」李赵鑫说。

同时,数字货币市场的庄家砸盘、内幕炒作等现象也要显著超过传统金融市场,而且很多项目方的量化做市策略都会被某些量化团队或者羊毛党盯上,这对量化交易对于突发事件的风控策略提出了更具挑战性的要求。

在链捕手的采访中,多个项目都表示其做市策略都曾受到第三方的针对性套利,其中某知名游戏项目创始人贺炯(化名)告诉链捕手,他去年曾将项目私募所得ETH超过一半交给了某量化团队打理,但由于该团队的策略遭遇第三方的套利,最终亏损了几千个ETH。

随着越来越多量化团队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存量互割」也逐渐成为本市场的常态,致使量化团队通过套利策略获取稳健收益的难度越来越大,特别是在当前恶劣的市场环境下,资产保值与盈利对大多数量化团队都相当遥远。


03 内部原因:人性之恶与能力缺乏
 

除了前述外部原因,许多内在原因也对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其中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人性之恶。「这个圈子是非常乱的,不少量化团队极其没有底线,从项目团队那里拿了巨额的管理费用,以量化交易之名,行坑骗投资人之实。」许超逸告诉链捕手。

由于量化团队手中往往掌握着巨额资金,而行业规范化、透明度比较低,这就为量化团队暗中进行资产转移、中饱私囊留下很大的空间。知名投资人易理华就曾在朋友圈透露,他了解多个项目方被同一个量化团队给坑了。

詹鸥所在项目就曾因此结束了与第一家量化团队的合作。詹鸥告诉链捕手,由于交易信息存在滞后,他们多次认为该量化团队的交易策略存在不妥,怀疑这个团队做老鼠仓。结束合作滞后,该项目在找到另一家量化团队的同时,建立了项目内部的量化团队,实行内外部混搭的量化交易策略。

而且,目前市场上许多所谓的量化团队其实并非真正的量化交易团队,而是故意将自己包装而成。李赵鑫表示,真正的量化交易要基于大量程序化数据自动执行交易策略,但很多团队的交易核心是交易员的主观交易,他们更多是把量化当做营销手段,去获取大量的资金并从中获益。

量化团队从业者素质参差不齐、缺乏准入门槛也是量化交易市场出现种种问题的原因之一。牛神告诉链捕手,目前数字货币量化团队大多都是传统金融市场的小团队或者入门者,真正厉害的传统金融量化团队还没有真正进入这个市场,这一方面因为传统金融量化市场其实非常赚钱,他们没有动力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另一方面因为合规性存在障碍。

同时,真正有实力的量化机构会倾向于拿自有资金进行量化交易,而不是从外部获取资金、为投资人服务,这就进一步压缩了市面上优秀量化团队的空间。「如果拿投资人的钱去做交易,对方至少要拿走收益的一半,而即便自己缺资金去找其他人借款,10-15%的借款利息也比前者更划算。」某知名量化机构负责人王喻黎(化名)说。

而从业者专业能力缺乏则往往会导致项目方资产遭遇重大损失。以今年年初的ZBG交易所封号事件为例,正是当事人发现了该交易所PCC/ZT交易对出现了机器人下单设置错误,并利用该设置错误的规律完成了一波挂高卖单和低买单的操作,在两天时间内盈利约70万ZT,当时价值约为人民币 20 万元。


04 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未来
 

综合来看,数字货币量化交易当前仍处于一个相当杂乱的阶段,几乎所有交易行为都发生在阴暗处,缺乏行业规范与自律,致使行业频繁出现各种乱象,乃至于在许多投资人、项目方的认知中越来越负面,彼此的信任程度也被大幅削弱。

据链捕手了解,许多项目由于熊市资金紧张、被量化团队坑过之后,选择暂时放弃寻找量化团队提供流动性等服务,许多量化团队的订单客户量都在下降,并尝试开拓更多营收渠道。贺炯则向链捕手表示,其项目接下来计划尝试更加低成本的流动性供给方案,例如基于Bancor协议发行币种。

如今,数字货币量化团队们长期野蛮发展的负面后面已经充分显现,自身的阶段性难题也暴露出来,这个市场很可能正迎来一场影响深远的大洗牌。

尽管多名受访者都表示,较长时间内数字货币量化市场在合规化等方面难有突破,但如今阶段数字货币量化市场仍有许多契机,例如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的应用、更多传统量化机构入场等,进而带动整个量化行业的自我升级与规范化。


(作者/龚荃宇,编辑/潘宇波) 查看全部
201902260250165182.jpg

量化交易堪称是区块链行业最为神秘的领域之一,也一直被视为数字货币领域的最大赢家之一。在对多名数字货币量化交易行业资深从业者进行采访后,链捕手试图通过本文向读者们揭开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领域的真实发展状况,尤其是由于失范导致的多重发展困境,欢迎各位共同探讨。


01 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作用
 

量化交易,即根据市场关键数据指征的变化识别交易机会,通过程序化发出买卖指令的交易方式,它以相对先进的模型及严格执行的程序替代人为的主观判断,避免主观交易中因情绪或操作不当导致的失误,往往能为交易者带来更加稳健的收益。

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量化交易就成为全球金融市场占据重要地位的交易方式,并衍生出庞大的金融体系。如今,随着区块链行业的整体向好以及数字货币交易市场的扩张,量化交易也已经被大量团队引入数字货币市场之中,目前各类量化团队已经达到数百家。

从具体操作手法来看,数字货币量化交易与传统金融资产量化交易较为类似,主要包括交易策略研发、风控策略、交易执行环节,量化团队资金管理规模多在3000-5000枚比特币,规模超出1万枚的则可位居顶级量化团队之列。某token fund创始合伙人许超逸表示,量化交易策略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判断趋势进行高抛低吸的策略,即趋势策略;另一类是消除系统性的风险获取相对稳健收益的策略,即套利策略。

「由于数字货币价格波动性较高,而且7x24小时不间断交易,在这种情况下量化团队的理论赚钱效率实际上要比传统金融领域更高。」拾斗量化神牛阁研究院院长牛神说。

由此,量化交易主要承担着帮助资产所有者预防资产贬值风险、获取更多稳健收益的职责,但实际上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所扮演的作用不止于此,并且要比传统金融市场要大得多,无论是对项目方还是交易所,甚至乃至于整个行业。

对于项目方而言,由于数字货币行情动荡、流动性往往不高等原因,大量区块链项目对于募集资金保值增值、币种高流动性高等具有较高需求,量化团队在这几个方面能对项目方予以较大作用,相当于帮助项目方理财以及维持币种交易量与价格的相对稳定。

「项目方的分内之事是技术拓展、行业落地,但其市场价值再很多时候受到各因素的影响并没有体现在币价上。」某区块链项目创始人詹鸥(化名)说道,「很多项目方在二级市场是比较脆弱的,尤其是市场价值彰显以及应对许多庄家在二级市场的狙击方面,需要量化团队的协助。」

对于交易所而言,尤其是那些新成立或者三四线的交易所,它们由于用户量不足往往在买卖挂单的数量上比较匮乏,该交易所币价波动幅度更大、提升用户的交易成本,从而减弱用户在该交易所的交易欲望。量化团队则可以通过多种量化策略增加交易所的买卖挂单,促成用户在该交易所达成交易、提升该交易所的竞争力。

许超逸进一步指出,量化交易团队对行业最大的贡献就在于通过机器判断市场行情进行挂单,提升了交易的深度并维持了流动性。

不过相比传统金融市场的量化交易,数字货币市场的量化交易由于发展阶段过早、自身特性等原因,还存在各种各样的内外部问题,致使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并没有很好地扮演其角色,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

在过程上,量化交易往往会受到数据源不足且不准确、庄家控盘砸盘致使行情动荡、交易所时常出现bug、交易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等因素的影响;在结果上,只有极少数量化团队赚得盆满钵满,大多数量化团队在量化交易方面几乎无法维持稳定收益,并导致项目方或者投资人的资金出现大额亏损。


02 外部难题:交易环境尚不规范
 

从外部来看,数字货币市场目前缺乏基础而准确的交易数据,而这些数据对基于大量数据分析的量化交易来说至关重要,「有时候你以为你从交易所API里面接入的数据是准确的,其实里面有一大堆的垃圾交易数据和假交易数据,根本没有用,还会干扰你的判断。」许超逸说。

这种现象主要归结于交易所方面的虚增交易量,它们为了保持较高的交易量水平与排名,通常会虚增大量非正常情况的交易数据,而外界很难察觉与判断。

进一步来看,数字货币交易所的透明性、公开性远低于传统证券交易所,这些交易所大多处于监管空白地区,市场频频传出交易所方面作为规则制定者打破规则、扰乱市场秩序的事件,这意味着交易所作为不可控因素实际上增加了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难度与风险。

去年11月,知名量化投资基金Amber AI就公开控诉 OKEx 在BCH 期货上的多次不公平操作导致该基金损失 70 万美元资金,引起市场的轩然大波,但几番争执后并没有实质性结果。

而在技术层面,许多交易所交易系统的安全性与稳定性也相对较低,时常出现bug影响量化团队的策略执行。同时,目前几乎所有数字货币交易所都不支持或者欢迎毫秒级高频交易,「这主要出于系统安全以及技术难度等原因,现阶段如果交易频率过高,交易所甚至会限制端口、封号。」李赵鑫说。

同时,数字货币市场的庄家砸盘、内幕炒作等现象也要显著超过传统金融市场,而且很多项目方的量化做市策略都会被某些量化团队或者羊毛党盯上,这对量化交易对于突发事件的风控策略提出了更具挑战性的要求。

在链捕手的采访中,多个项目都表示其做市策略都曾受到第三方的针对性套利,其中某知名游戏项目创始人贺炯(化名)告诉链捕手,他去年曾将项目私募所得ETH超过一半交给了某量化团队打理,但由于该团队的策略遭遇第三方的套利,最终亏损了几千个ETH。

随着越来越多量化团队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存量互割」也逐渐成为本市场的常态,致使量化团队通过套利策略获取稳健收益的难度越来越大,特别是在当前恶劣的市场环境下,资产保值与盈利对大多数量化团队都相当遥远。


03 内部原因:人性之恶与能力缺乏
 

除了前述外部原因,许多内在原因也对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其中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人性之恶。「这个圈子是非常乱的,不少量化团队极其没有底线,从项目团队那里拿了巨额的管理费用,以量化交易之名,行坑骗投资人之实。」许超逸告诉链捕手。

由于量化团队手中往往掌握着巨额资金,而行业规范化、透明度比较低,这就为量化团队暗中进行资产转移、中饱私囊留下很大的空间。知名投资人易理华就曾在朋友圈透露,他了解多个项目方被同一个量化团队给坑了。

詹鸥所在项目就曾因此结束了与第一家量化团队的合作。詹鸥告诉链捕手,由于交易信息存在滞后,他们多次认为该量化团队的交易策略存在不妥,怀疑这个团队做老鼠仓。结束合作滞后,该项目在找到另一家量化团队的同时,建立了项目内部的量化团队,实行内外部混搭的量化交易策略。

而且,目前市场上许多所谓的量化团队其实并非真正的量化交易团队,而是故意将自己包装而成。李赵鑫表示,真正的量化交易要基于大量程序化数据自动执行交易策略,但很多团队的交易核心是交易员的主观交易,他们更多是把量化当做营销手段,去获取大量的资金并从中获益。

量化团队从业者素质参差不齐、缺乏准入门槛也是量化交易市场出现种种问题的原因之一。牛神告诉链捕手,目前数字货币量化团队大多都是传统金融市场的小团队或者入门者,真正厉害的传统金融量化团队还没有真正进入这个市场,这一方面因为传统金融量化市场其实非常赚钱,他们没有动力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另一方面因为合规性存在障碍。

同时,真正有实力的量化机构会倾向于拿自有资金进行量化交易,而不是从外部获取资金、为投资人服务,这就进一步压缩了市面上优秀量化团队的空间。「如果拿投资人的钱去做交易,对方至少要拿走收益的一半,而即便自己缺资金去找其他人借款,10-15%的借款利息也比前者更划算。」某知名量化机构负责人王喻黎(化名)说。

而从业者专业能力缺乏则往往会导致项目方资产遭遇重大损失。以今年年初的ZBG交易所封号事件为例,正是当事人发现了该交易所PCC/ZT交易对出现了机器人下单设置错误,并利用该设置错误的规律完成了一波挂高卖单和低买单的操作,在两天时间内盈利约70万ZT,当时价值约为人民币 20 万元。


04 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未来
 

综合来看,数字货币量化交易当前仍处于一个相当杂乱的阶段,几乎所有交易行为都发生在阴暗处,缺乏行业规范与自律,致使行业频繁出现各种乱象,乃至于在许多投资人、项目方的认知中越来越负面,彼此的信任程度也被大幅削弱。

据链捕手了解,许多项目由于熊市资金紧张、被量化团队坑过之后,选择暂时放弃寻找量化团队提供流动性等服务,许多量化团队的订单客户量都在下降,并尝试开拓更多营收渠道。贺炯则向链捕手表示,其项目接下来计划尝试更加低成本的流动性供给方案,例如基于Bancor协议发行币种。

如今,数字货币量化团队们长期野蛮发展的负面后面已经充分显现,自身的阶段性难题也暴露出来,这个市场很可能正迎来一场影响深远的大洗牌。

尽管多名受访者都表示,较长时间内数字货币量化市场在合规化等方面难有突破,但如今阶段数字货币量化市场仍有许多契机,例如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的应用、更多传统量化机构入场等,进而带动整个量化行业的自我升级与规范化。


(作者/龚荃宇,编辑/潘宇波)

12 个要点,了解 Facebook 数字货币听证会核心信息

资讯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7-17 14:57 • 来自相关话题

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


在 7 月 16 日进行的 「审查 Facebook 发行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顾虑」的 参议院听证会 中,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只有少部分议员发表了对于 Libra 技术创新的认可。会上部分议员还提到了很多关于 Facebook 之前泄露隐私的质疑,以及涉嫌操控 2016 年美国大选等尖锐问题,但由于 David Marcus 不是 Facebook 的 CEO 或 CFO,所以绝大多数回复都是比较官方或者尽可能回避了。

在 David Marcus 发表今早就 已公开的证词 之前,Sherrod Brown 议员就直接抨击 Facebook 公司的历史问题。他说 Facebook 宣称 Libra 希望将更开放的支付工具提供给更多人,但实际上 Facebook 自己只是一个通过算法控制用户能看到什么的平台,曾经还导致过各种社会和隐私问题,如何相信这样的平台来接管我们的交易账本呢?

在 David Marcus 的证词之后就是问答环节,以下是部分问题或者要点摘录:


1、Libra 协会是创立在瑞士的,那到底需不需要美国监管?

当然需要,而且会符合任何监管机构的要求。


2、那该由哪个机构应该来监管,在美国有太多监管机构了。

对于任何监管机构提出的合法监管需求,Libra 和 Calibra 都需要满足。


3、你是否愿意使用 Libra 支付你自己和团队的工资?

愿意。


4、因为 2008 年的金融危机很多大金融机构都倒闭了,如何确保 Libra 和 Calibra 不会倒闭?

通过 Libra 储备机制的保障。


5、如果创建 Calibra 账号的是危险人物怎么办?

在 Calibra 上使用,需要使用政府发行的证件认证,并执行反洗钱等措施。


6、关于 Libra 协会的融资情况,他提到了每个联盟成员都可以给 Libra 项目投入资金,而 Facebook 目前也未确认自己会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7、Microsoft 在 90 年代有个策略就是「拥抱、扩展再消灭」,Libra 是如何防止成为下一个 Microsoft 的 ? 

和当时的情况不一样,因为 Libra 的技术是开源的。


8、关于 Calibra 是否可以和第三方钱包数据共享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用户可以将私钥,数据,账本导出到第三方钱包中。


9、关于 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enger 是否可以内置第三方钱包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Facebook 的平台中不会内置第三方钱包,但可以使用 Calibra 转账给第三方钱包。


10、有个议员算是给加密货币托管商 Anchorage 做了个软广告,说了一大段话描述这家公司。Anchorage 是 Libra 协会的成员之一。


11、为什么选择在瑞士成立 Libra 协会,而不选择美国?

因为希望把 Libra 带给更多人,而且很多其他国际金融机构都选择了瑞士。


12、到底是谁对 libra 协会负责?

协会如何做决定?由 100 名成员选举出的 5-19 名人员组成的理事会。所有协会的提案都会是公开的,而且 100 名成员都有每人一票的投票权,Facebook 也一样。


来源:Examining Facebook’s Proposed Digital Currency and Data Privacy Considerations
整理:潘致雄 查看全部
everything-you-need-to-know-about-facebook-s-libra-cryptocurrency__485515_.jpg


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



在 7 月 16 日进行的 「审查 Facebook 发行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顾虑」的 参议院听证会 中,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只有少部分议员发表了对于 Libra 技术创新的认可。会上部分议员还提到了很多关于 Facebook 之前泄露隐私的质疑,以及涉嫌操控 2016 年美国大选等尖锐问题,但由于 David Marcus 不是 Facebook 的 CEO 或 CFO,所以绝大多数回复都是比较官方或者尽可能回避了。

在 David Marcus 发表今早就 已公开的证词 之前,Sherrod Brown 议员就直接抨击 Facebook 公司的历史问题。他说 Facebook 宣称 Libra 希望将更开放的支付工具提供给更多人,但实际上 Facebook 自己只是一个通过算法控制用户能看到什么的平台,曾经还导致过各种社会和隐私问题,如何相信这样的平台来接管我们的交易账本呢?

在 David Marcus 的证词之后就是问答环节,以下是部分问题或者要点摘录:


1、Libra 协会是创立在瑞士的,那到底需不需要美国监管?

当然需要,而且会符合任何监管机构的要求。


2、那该由哪个机构应该来监管,在美国有太多监管机构了。

对于任何监管机构提出的合法监管需求,Libra 和 Calibra 都需要满足。


3、你是否愿意使用 Libra 支付你自己和团队的工资?

愿意。


4、因为 2008 年的金融危机很多大金融机构都倒闭了,如何确保 Libra 和 Calibra 不会倒闭?

通过 Libra 储备机制的保障。


5、如果创建 Calibra 账号的是危险人物怎么办?

在 Calibra 上使用,需要使用政府发行的证件认证,并执行反洗钱等措施。


6、关于 Libra 协会的融资情况,他提到了每个联盟成员都可以给 Libra 项目投入资金,而 Facebook 目前也未确认自己会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7、Microsoft 在 90 年代有个策略就是「拥抱、扩展再消灭」,Libra 是如何防止成为下一个 Microsoft 的 ? 

和当时的情况不一样,因为 Libra 的技术是开源的。


8、关于 Calibra 是否可以和第三方钱包数据共享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用户可以将私钥,数据,账本导出到第三方钱包中。


9、关于 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enger 是否可以内置第三方钱包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Facebook 的平台中不会内置第三方钱包,但可以使用 Calibra 转账给第三方钱包。


10、有个议员算是给加密货币托管商 Anchorage 做了个软广告,说了一大段话描述这家公司。Anchorage 是 Libra 协会的成员之一。


11、为什么选择在瑞士成立 Libra 协会,而不选择美国?

因为希望把 Libra 带给更多人,而且很多其他国际金融机构都选择了瑞士。


12、到底是谁对 libra 协会负责?

协会如何做决定?由 100 名成员选举出的 5-19 名人员组成的理事会。所有协会的提案都会是公开的,而且 100 名成员都有每人一票的投票权,Facebook 也一样。


来源:Examining Facebook’s Proposed Digital Currency and Data Privacy Considerations
整理:潘致雄

Libra听证会火药十足:监管方难以信任Facebook

资讯guigumitan 发表了文章 • 2019-07-17 12:17 • 来自相关话题

(David Marcus在听证会上,图自TechCrunch)


继去年扎克伯格被美国国会议员们就 Facebook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暴露的数据滥用问题“轮番轰炸”之后,今天,Facebook 又被“传召” 了。

这一次,Libra 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问题成为听证会的主题。

6月18日,随着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币圈最重量级的玩家进场了。这样的大动作,自然逃不过美国监管者警惕的目光。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美东时间 7 月16 日上午 10 点,“Libra 之父”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回答了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一系列尖锐提问。


听证会现场:火力十足、气氛紧张


听证会现场的氛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议员们公开表达了 “Facebook很危险”、“没有人喜欢扎克伯格”、“这里没有人愿意再信任你们”、“Facebook进入支付就是为了让一个已经太过强大的公司变得更强大” 等言辞一再出现。议员们向马库斯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

    鉴于 Facebook 以往已经有着多次肆意操纵用户隐私数据、枉顾新闻专业主义,操纵用户情绪来卖广告等“黑历史”,凭什么现在你来做最需要信任的金融支付之时,要求我们继续信任你?以往你们承诺要努力解决的问题哪一个真正解决了呢?如果你信任Libra,你个人愿意把自己所有资产和薪水都放到上面吗?

    为什么把 Libra 总部放到瑞士而不是美国?Libra 如何有效保护消费者数据,如何应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欺诈和盗用等问题?尤其是 Libra 是跨国界的,如果诈骗者是来自西班牙的,诈骗后果是在另一个国家,你们要遵守哪个国家的法律来保护用户?用户要打电话给哪个法律部门?

    Facebook会允许其他数字钱包在平台上的使用吗?如何处理竞争者关系?

    Libra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委员会到底是哪些人在负责?



面对一个个质疑,马库斯的回答总基调延续了听证会前一天公布的证词里总结的:Libra 将遵守所有美国法规,在美国立法者的担忧得到解决之前不会发币。具体回答如下:

信任问题。人们不必信任Facebook,因为它只是现有 28 个 Libra 基金会成员中的一员,以后可能只是 100 个或更多的理事会成员中的一个。Facebook 只有一票投票权,Libra 建立在开源系统之上,Facebook 不想、也不会控制它。





(现有的Libra基金会的28个成员)


不仅如此,马库斯还表示,愿意将个人资产和薪水都放在 Libra 上,以示对该系统的信任。

此外,马库斯从头到尾多次重复给出的,其他应该信任Facebook做这件事的理由是:

“Facebook选择做这件事,不仅是因为它有资源和能力来做,还因为它认为Libra可以对世界有益。试想一个身处他国的女儿要给母亲汇款,如今要付高昂的转账费用,用的时间还很久。而Libra可以让人们不管身处哪里,都可以用手机迅速、安全、低成本的转钱”。

马库斯还认为,数字货币已经是大趋势,美国在实时支付领域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再主动加入和反应的话,就会冒着在区块链技术竞争上落后的风险,其他国家就会崛起,美国就会继续落后。

Libra 的好处不仅于此,马库斯还认为,Libra “能更好地帮助 Facebook 现有平台上的 9000 多万商业用户降低支付成本,从而创造更多工作”。

监管和用户数据保护 | “Libra基金会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绝对不是为了逃避任何责任,绝不是为了逃避美国法规 ... 尽管它确实在瑞士注册,但它也是在 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管理下注册的”。

至于为什么要注册在瑞士?马库斯的回答是,因为瑞士 “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优势... 世贸组织、国际清算银行都在瑞士。

同时马库斯也强调,Libra 不会在解决美国监管当局的忧虑之前发布,美国应该引领世界数字货币的规则制定。

是否会被用于洗钱乃至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 | “Libra不是一个匿名数字货币,用户不是匿名的,要使用它的数字钱包服务,用户需要上传政府支持的真实身份认证文件,Libra正在跟美国FinCEN (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Libra 协会不能接触到消费用户。Libra系统本身会有高标准的安全编码,如何使用数字货币的金融教育和共识原则也会嵌入到 Libra。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直接销售或直接货币化用户的数据并非“故意为之”,如果它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则会要求用户同意为此目的而使用数据。

商业模式与是否垄断 | Libra 的收入主要会来自两方面:一,Facebook上现有平台上的 9000多万商业用户的支付链条更快捷和低成本带来的平台收益;二,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产生的收益。

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虽然和其它钱包存在竞争关系,但它将会为用户提供多种支付选项,包括信用卡和银行卡。Calibra 将具有互操作性,因此用户可以与其他钱包来回发送资金,数据将具有可移植性,因此用户可以完全切换到竞争对手。

但马库斯同时也表示,在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中,Facebook 只会选择集成自己的Calibra加密货币钱包,并拒绝在其中嵌入竞争钱包。考虑到Facebook各类应用的庞大用户基数,这一独家性,可以使 Calibra 比银行、PayPal、Coinbase 或任何其他潜在的钱包开发商更有优势。

 
Facebook 还值得再被信任吗?


硅谷洞察在整场听证会后感触最深的一点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议员们反反复复在 “我们没办法再信任Facebook” 这一点上打转。

美国区块链权威媒体 CoinDesk 发文称,本次听证会议员们提问的关于 Facebook 本身的问题显然更多,而关于加密技术、区块链技术本身的问题很少,文章作者认为,这或许体现出法律制定者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超过了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不信任。

多次就信任问题发难的 Sherrod Brown 在随后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也坦承,很难让美国人信任一个巨头公司。“美国人不信任华尔街,他们现在把这些大的技术公司也列为‘同流合污’的对象。






马库斯也在听证会结束后发 Twitter 再次强调:“在我们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问题之前,我们不会启动 Libra。 我们也认识到,对于Calibra钱包来说,信任是至关重要的。"






有趣的是,关于 Libra 的监管,马库斯提到,由于 Libra 基金会注册在瑞士,关于用户数据隐私的问题,将自然会接受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

但是,FDPIC 的发言人 Hugo Wyler 在接受美国媒体 CNBC 采访时却表示:“直到今天,我们尚未与 Libra 的发起人交流过。我们希望 Facebook 或 Libra 的其他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为我们提供具体真实的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督能力的程度”。

硅谷洞察就 Libra 听证会的热点,咨询了硅谷的一些区块链从业者。

一位做区块链节点运营服务的朋友提到,从技术角度来看,Libra 使用的是 PoS 共识机制,将带来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去中心化的实现在于不同类型的节点将因为其参与维护网络、确认交易而获得经济回报的激励。而至于回报率如何制定,规则到底是由基金会所有成员来投票决定、还是由 Facebook 这样牵头的巨头来决定,目前还是未知。

另有行业人士提出,Libra 未来的合规成本只会更高。因为任何接触美国服务器的资金转移都必须接受监管 —— 即便交易双方都在美国境外,除非 Libra 在美国不设节点,数据和美国的所有数据中心隔离。

但这样来看,Libra 如果未来不收取高额的手续费,似乎只能靠 “卖数据” 变现支持系统的运营,这将又回到他们被社会和执法者质疑最多的问题上。

 
Libra VS 中国:数字货币的全球性挑战?


在本次听证会上,马库斯提出的 “美国在实时支付上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主动来做,很有可能会落后” 的观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国内已经无处不在的手机移动支付。

Facebook 提出的 Libra 通过服务平台商家便捷支付,以及和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提供更多服务的盈利模式也与国内的微信和支付宝有相似之处。仅就实时支付来看,微信便是“社交+支付”的成功范例,但是微信毕竟只是国内用户主导,说到底是“只支付,不跨境”,而全球社交却是 Facebook 最拿手的优势。

那么,Libra 会进入中国吗?

有可能,但可能性很低。在中国能有足够体量与之抗衡的最大可能就只有微信。尽管不够国际范,用户基础也不到 Facebook 总数的一半,可微信渗透的应用场景却很强大。但微信上所有的支付必须依托银行,直接使用法定货币,银行系统为微信支付承担了身份认证和转账结算这两大业务。

看来,微信的社交再厉害,目前也未能撼动传统的金融模式,而 Libra 却是直接对银行构成了威胁。

你看好 Libra 吗?对本次 Libra 听证会,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


感谢硅谷洞察特约作者金霞、Susan Wu,以及行业人士Xiaohan Zhu、Emily Xu等对本文的贡献 查看全部
201907170751121.jpeg

(David Marcus在听证会上,图自TechCrunch)


继去年扎克伯格被美国国会议员们就 Facebook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暴露的数据滥用问题“轮番轰炸”之后,今天,Facebook 又被“传召” 了。

这一次,Libra 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问题成为听证会的主题。

6月18日,随着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币圈最重量级的玩家进场了。这样的大动作,自然逃不过美国监管者警惕的目光。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美东时间 7 月16 日上午 10 点,“Libra 之父”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回答了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一系列尖锐提问。


听证会现场:火力十足、气氛紧张


听证会现场的氛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议员们公开表达了 “Facebook很危险”、“没有人喜欢扎克伯格”、“这里没有人愿意再信任你们”、“Facebook进入支付就是为了让一个已经太过强大的公司变得更强大” 等言辞一再出现。议员们向马库斯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


    鉴于 Facebook 以往已经有着多次肆意操纵用户隐私数据、枉顾新闻专业主义,操纵用户情绪来卖广告等“黑历史”,凭什么现在你来做最需要信任的金融支付之时,要求我们继续信任你?以往你们承诺要努力解决的问题哪一个真正解决了呢?如果你信任Libra,你个人愿意把自己所有资产和薪水都放到上面吗?

    为什么把 Libra 总部放到瑞士而不是美国?Libra 如何有效保护消费者数据,如何应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欺诈和盗用等问题?尤其是 Libra 是跨国界的,如果诈骗者是来自西班牙的,诈骗后果是在另一个国家,你们要遵守哪个国家的法律来保护用户?用户要打电话给哪个法律部门?

    Facebook会允许其他数字钱包在平台上的使用吗?如何处理竞争者关系?

    Libra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委员会到底是哪些人在负责?




面对一个个质疑,马库斯的回答总基调延续了听证会前一天公布的证词里总结的:Libra 将遵守所有美国法规,在美国立法者的担忧得到解决之前不会发币。具体回答如下:

信任问题。人们不必信任Facebook,因为它只是现有 28 个 Libra 基金会成员中的一员,以后可能只是 100 个或更多的理事会成员中的一个。Facebook 只有一票投票权,Libra 建立在开源系统之上,Facebook 不想、也不会控制它。

201907170751132.jpeg

(现有的Libra基金会的28个成员)


不仅如此,马库斯还表示,愿意将个人资产和薪水都放在 Libra 上,以示对该系统的信任。

此外,马库斯从头到尾多次重复给出的,其他应该信任Facebook做这件事的理由是:

“Facebook选择做这件事,不仅是因为它有资源和能力来做,还因为它认为Libra可以对世界有益。试想一个身处他国的女儿要给母亲汇款,如今要付高昂的转账费用,用的时间还很久。而Libra可以让人们不管身处哪里,都可以用手机迅速、安全、低成本的转钱”。

马库斯还认为,数字货币已经是大趋势,美国在实时支付领域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再主动加入和反应的话,就会冒着在区块链技术竞争上落后的风险,其他国家就会崛起,美国就会继续落后。

Libra 的好处不仅于此,马库斯还认为,Libra “能更好地帮助 Facebook 现有平台上的 9000 多万商业用户降低支付成本,从而创造更多工作”。

监管和用户数据保护 | “Libra基金会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绝对不是为了逃避任何责任,绝不是为了逃避美国法规 ... 尽管它确实在瑞士注册,但它也是在 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管理下注册的”。

至于为什么要注册在瑞士?马库斯的回答是,因为瑞士 “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优势... 世贸组织、国际清算银行都在瑞士。

同时马库斯也强调,Libra 不会在解决美国监管当局的忧虑之前发布,美国应该引领世界数字货币的规则制定。

是否会被用于洗钱乃至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 | “Libra不是一个匿名数字货币,用户不是匿名的,要使用它的数字钱包服务,用户需要上传政府支持的真实身份认证文件,Libra正在跟美国FinCEN (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Libra 协会不能接触到消费用户。Libra系统本身会有高标准的安全编码,如何使用数字货币的金融教育和共识原则也会嵌入到 Libra。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直接销售或直接货币化用户的数据并非“故意为之”,如果它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则会要求用户同意为此目的而使用数据。

商业模式与是否垄断 | Libra 的收入主要会来自两方面:一,Facebook上现有平台上的 9000多万商业用户的支付链条更快捷和低成本带来的平台收益;二,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产生的收益。

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虽然和其它钱包存在竞争关系,但它将会为用户提供多种支付选项,包括信用卡和银行卡。Calibra 将具有互操作性,因此用户可以与其他钱包来回发送资金,数据将具有可移植性,因此用户可以完全切换到竞争对手。

但马库斯同时也表示,在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中,Facebook 只会选择集成自己的Calibra加密货币钱包,并拒绝在其中嵌入竞争钱包。考虑到Facebook各类应用的庞大用户基数,这一独家性,可以使 Calibra 比银行、PayPal、Coinbase 或任何其他潜在的钱包开发商更有优势。

 
Facebook 还值得再被信任吗?


硅谷洞察在整场听证会后感触最深的一点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议员们反反复复在 “我们没办法再信任Facebook” 这一点上打转。

美国区块链权威媒体 CoinDesk 发文称,本次听证会议员们提问的关于 Facebook 本身的问题显然更多,而关于加密技术、区块链技术本身的问题很少,文章作者认为,这或许体现出法律制定者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超过了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不信任。

多次就信任问题发难的 Sherrod Brown 在随后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也坦承,很难让美国人信任一个巨头公司。“美国人不信任华尔街,他们现在把这些大的技术公司也列为‘同流合污’的对象。

201907170751133.jpeg


马库斯也在听证会结束后发 Twitter 再次强调:“在我们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问题之前,我们不会启动 Libra。 我们也认识到,对于Calibra钱包来说,信任是至关重要的。"

201907170751144.jpeg


有趣的是,关于 Libra 的监管,马库斯提到,由于 Libra 基金会注册在瑞士,关于用户数据隐私的问题,将自然会接受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

但是,FDPIC 的发言人 Hugo Wyler 在接受美国媒体 CNBC 采访时却表示:“直到今天,我们尚未与 Libra 的发起人交流过。我们希望 Facebook 或 Libra 的其他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为我们提供具体真实的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督能力的程度”。

硅谷洞察就 Libra 听证会的热点,咨询了硅谷的一些区块链从业者。

一位做区块链节点运营服务的朋友提到,从技术角度来看,Libra 使用的是 PoS 共识机制,将带来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去中心化的实现在于不同类型的节点将因为其参与维护网络、确认交易而获得经济回报的激励。而至于回报率如何制定,规则到底是由基金会所有成员来投票决定、还是由 Facebook 这样牵头的巨头来决定,目前还是未知。

另有行业人士提出,Libra 未来的合规成本只会更高。因为任何接触美国服务器的资金转移都必须接受监管 —— 即便交易双方都在美国境外,除非 Libra 在美国不设节点,数据和美国的所有数据中心隔离。

但这样来看,Libra 如果未来不收取高额的手续费,似乎只能靠 “卖数据” 变现支持系统的运营,这将又回到他们被社会和执法者质疑最多的问题上。

 
Libra VS 中国:数字货币的全球性挑战?


在本次听证会上,马库斯提出的 “美国在实时支付上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主动来做,很有可能会落后” 的观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国内已经无处不在的手机移动支付。

Facebook 提出的 Libra 通过服务平台商家便捷支付,以及和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提供更多服务的盈利模式也与国内的微信和支付宝有相似之处。仅就实时支付来看,微信便是“社交+支付”的成功范例,但是微信毕竟只是国内用户主导,说到底是“只支付,不跨境”,而全球社交却是 Facebook 最拿手的优势。

那么,Libra 会进入中国吗?

有可能,但可能性很低。在中国能有足够体量与之抗衡的最大可能就只有微信。尽管不够国际范,用户基础也不到 Facebook 总数的一半,可微信渗透的应用场景却很强大。但微信上所有的支付必须依托银行,直接使用法定货币,银行系统为微信支付承担了身份认证和转账结算这两大业务。

看来,微信的社交再厉害,目前也未能撼动传统的金融模式,而 Libra 却是直接对银行构成了威胁。

你看好 Libra 吗?对本次 Libra 听证会,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


感谢硅谷洞察特约作者金霞、Susan Wu,以及行业人士Xiaohan Zhu、Emily Xu等对本文的贡献

深度 | Q币17年浮沉史,对Facebook发币有什么启示?

特写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3 11:34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不就是Q币吗?”在Facebook的Libra推出当天,就有网友这样调侃。

但除了吃瓜群众的调侃之言,几乎没有人会真的把libra等同于Q币。毕竟相对于中国网友耳熟能详的Q币,libra从各个方面看着都要高大上许多:“对标法币的稳定币”、“合作门槛极高”、“无国界货币”、“普惠金融基础”、“为世界而生”,这似乎完全不是吃瓜群众常用来买QQ秀的Q币所能类比的。

可被大家所遗忘的是,曾几何时,Q币也被网友们作为结算工具,在虚拟世界里流通,甚至隐隐有成为虚拟“一般等价物”之势。腾讯作为Q币的发行者,也几乎成了虚拟世界的“央行”。

彼时,Q币在国内掀起的舆论风暴、监管争论,一点也不比现在Libra引起的风波小。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同为“虚拟货币”,Q币自诞生、发展到辉煌,再到现在回归本源,这波澜壮阔的旅程,也许能为Libra的改变世界之路带来一丝启示。

 
出鞘


时光回溯到2000年4月,这一个月,狂飙近两年的纳斯达克指数突然毫无征兆地暴跌,之后短短几个月,市场就蒸发8.3万亿美元。

彼时,腾讯虽然还未上市,但也被泡沫裹挟。最惨的时候,账面上只剩1万人民币。但幸运的是,腾讯在股灾前一刻从IDG与盈科手中拿到了救命钱,惊险地赢得喘息时间。

这是互联网创业者们最黑暗最冰冷的时刻,泡沫破灭,哀鸿遍野。幸存的互联网公司们在焦头烂额寻找新的方向和新的盈利方式。

机会留给了幸存者。

“移动梦网”成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根救命稻草。这项由中国移动推出的短信增值业务,腾讯凭借“移动QQ”成为最大受益者,不仅实现了第一次单月盈亏平衡,而且不到一年实现净利润超过1000万。

“网游”算是半根救命稻草。之所以在当时只能算“半根”,是因为互联网上一个致命的问题没有解决——支付。

比如,中国最早的棋牌休闲网络游戏“联众游戏”,一年多时间注册用户2000多万,月活用户300万。虽然用户数量突飞猛进,但却找不到适合游戏玩家们的付费方式。

据《腾讯传》描述,中国与美国互联网产业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金融信用体系的缺失,“长期以来,如何建立自己自己的支付体系困扰着所有的经营者”。

网上支付问题同样让腾讯焦头烂额。因为腾讯在QQ收费上的一系列试验全部扑街:广告、会员制、企业服务反响寥寥;QQ号码注册收费让腾讯陷入第一次舆论风波。

马化腾将这些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支付方式的缺失:“当时的中国青年消费者几乎没有人拥有信用卡,他们必须要跑到邮局去汇款,很少有网友乐意为了每月10元往邮局跑的。”

这是腾讯当年最大的尴尬:手握1亿用户,但QQ却像“饿死鬼投胎”,融的钱、赚的钱全砸在QQ上,但却依然找不到直接盈利的办法。

转机,在一家叫“九城”的游戏公司中萌芽。

九城创始人朱骏提出了一种收费模式 “游戏币”。他们与上海电信发行联名卡,100元上网卡中含15元的“九城游戏币”。

朱骏还发明了“九城点数”,玩家可以用联名卡里的“游戏币”购买“点数”,然后可以玩一款付费游戏,或者在其他游戏中押注。

“九城游戏币”、“九城点数”,这应该是国内最早的公司发行的专属虚拟货币。

凭借专属的虚拟货币和一部分上网费用分成,2001年7月,九城月收入达到200万元,300万注册用户中付费用户高达10万人。

“虚拟货币”模式开始在网上复制,2002年,腾讯发行了自己的专属虚拟货币“Q币”。

实际上,关于“Q币名字”,还有一段历史。

据《站长之家》报道,为了给腾讯自己的支付代码起一个“吉利”的名字,当时腾讯员工冥思苦想了几个晚上,在Q元、Q币、Q宝等名字中犹豫不决。

最终拍板“Q币”,是因为觉得“用户容易理解”。

Q币规则非常简单:一元人民币可以购买一Q币,付费用户通过等值面额卡的卡号、密码“充值”,充值的Q币和QQ账号绑定。

“有了自己的虚拟货币,也许情况会好一些。”马化腾认为。

 
求生


可有了Q币的支撑,腾讯情况真的只是“好一些”。

一开始,Q币是“食之无味的鸡肋”——因为没有好的使用场景。

拿当年腾讯的付费试验之一“QQ会员业务”为例,以现在的眼光再看当时的付费业务,其实也算鸡肋,比如网络收藏夹、好友列表保存、“靓号”等。

结果,QQ会员,一个月只有几百个用户愿意加入,每个月收入只有两三万,半年内只有3000个会员。而使用Q币支付的,更是寥寥无几。

付费场景没有打开,Q币也被冷藏。直到一款革命性的收费产品的横空出世,Q币才第一次展现出魅力。

2003年1月24日,QQ秀上线。现在我们看起来司空见惯的虚拟形象,将成为未来腾讯帝国的第一块基石。






当时,针对QQ秀产品,腾讯内部还有专门的项目计划书——阿凡达。

“阿凡达”实际上是韩国sayclub.com社区网站开发功能,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更换虚拟形象,比如发型、表情、服饰和场景,这些虚拟商品,需要付费购买。

按照这个思路,腾讯进行了新的付费尝试。为了推广QQ秀,腾讯先给每个QQ会员赠送价值10元的Q币,使他们成为QQ秀的种子用户。

结果,QQ秀受欢迎程度出乎意料。在QQ秀上线半年后,有500万人购买了这项服务,平均花费5元,2003年,QQ秀产生的收入,达到当时短信移动QQ的1/8。

这些价格在5毛到1元的虚拟物品,让腾讯在移动梦网之外找到了新的互联网增值业务,而且是一个由腾讯全面主导的、有巨大想象空间的业务。

“网络也是一个世界,一个我们可以实现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世界”,腾讯阿凡达项目计划书上有这样一句话。如果说QQ秀为“梦想世界”提供可能,那么Q币就链接了腾讯的梦想世界。

在QQ会员、QQ秀之后,腾讯接连推出了QQ空间、QQ游戏、红钻贵族等钻石体系,组成了一个独立的、闭环式运转的QQ世界。

Q币,是这个世界的唯一支付方式。

看到这里,我们再对比Facebook推出Libra的愿景,透过“为世界而生”、“普惠金融的基础”、“无国界的货币”这些高大上的描述,我们可以发现二者的惊人相似点:

Q币和Libra,一个为真实世界接入了虚拟世界,一个在虚拟世界链接了真实世界;

双方都脱胎于金融体系缺失,前者为了解决网络支付的可能,后者为了解决跨国结算的困难。

但是单纯的工具并不够,没有足够数量使用者的工具不足以生存并发展。

而要真正落地,还需要具体的大众接受的使用场景,这点Q币依靠QQ秀产生了突破,那么Libra的场景在哪里?

Libra官方的期望是合作机构优先在自己的场景内应用,最优先的场景是跨境支付。但考虑政治、利益、成本等诸多现实因素,可能还是先在Fackbook内部寻找突破场景更为快速便捷。

那如果有了场景,Libra是不是接下来一切就是康庄大道了呢?

再让我们回归Q币的旅程,去寻找答案——

 
发展


80后、90后应该还会有这样的记忆——打电话用话费充值Q币,在网吧、书报亭买Q币的点卡。

事实上,在线上推出一系列Q币消费场景后,2003年,腾讯开始搭建一套完整的Q币销售体系。总的来说,线上线下,三条渠道:

1 和电信旗下的声讯台合作,签订代销Q币协议,用户拨打16885885便可以购买Q币,所得收入,腾讯与声讯台五五分成。这个模式从杭州开启,迅速被复制到全国300多个声讯台。

2 与网吧建立了Q币销售的渠道,腾讯短时间内拓展了1万多家网吧。

3 自有的在线支付系统。

“对于腾讯来说,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制度系统是战略性的成功,这也是中美两国社区型网站在盈利模式上分道扬镳的标志性时间。”《腾讯传》这样评价。

有了消费场景和销售渠道,腾讯的财报变的越来越亮眼:

2003年底,在红钻推出后,腾讯每月虚拟道具的收入突破千万。

2004年6月,腾讯在港交所主板正式挂牌。

2005年, 腾讯总收入14.264亿元,互联网增值服务(主要是Q币)收入占7.867亿元。






到了2006年,仅第一季度,腾讯的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人民币4.365亿元,并且即时通讯QQ注册人数已经达到5.315亿。

在这个财报发出来后,腾讯在媒体上有了“帝国”的称呼——虚拟世界里的中央帝国。

如果说腾讯是帝国,那么Q币就是这个帝国唯一货币。随着腾讯业务扩大,QQ用户暴增,Q币的辐射范围也越来越大。

事实上,当时虚拟货币已经有了完整的产业链。据《站长之家报道》,网络游戏点卡、销售渠道、代理经营商已经快速发展起来,“一时间,各种各样的网络游戏充值卡铺满了大大小小的软件店、网吧和书报亭” 。

当时,市面流通的网络虚拟货币不下10种,如Q币、泡币、U币、百度币、酷币、魔兽币、天堂币、盛大点券等。

但只有腾讯的“Q币”,跳脱了自身体系,被网民广泛接受,甚至被质疑是“一般等价物”而受到监管点名关注。

 
扩散


在2003~2006年腾讯高速发展时期,Q币开始逐步跳出了腾讯生态外。

Q币先是在网上虚拟世界流通:

中小型论坛给版主的工资就是Q币;

《传奇》游戏玩家们用Q币买卖道具;

媒体“成都网友王先生”的赚钱之道,一个月仅靠卖Q币就能赚近4000元。

紧接着,专业的Q币交易场所出现:

专门的“打金”工作室、对话平台出现,Q币成为各个游戏道具、论坛积分交换中介;

据《京华时报》2006年调查,在淘宝网上,出售Q币的店铺多达8000余个,遍布国内各个省市;2006年的超女总决赛中,粉丝购买虚拟货币Q币投票,淘宝网一天Q币的交易额就超过50万 。

最后,Q币交易蔓延到线下:

当时,已经有网友成功用Q币换电脑配件,1000Q币?换到了一个硬盘盒,这可比比特币换披萨划算得多;

专业的打金工作室得到Q币后,再将Q币出售给当地网吧的玩家,转化为人民币。

到2005年,“Q币交易”已经成为完整的产业化体系。从人民币到Q币再到人民币,Q币在地下悄悄流通,成为网上虚拟世界的“等价物”。






事实上,Q币并不是完美的“交易中介”,它有很多缺陷,但全被网友一一克服:

首先,腾讯Q币和和QQ账号绑定,官方无法转账,那么交易双方要如何“转账”?

交易者先把Q币转化为QQ公司游戏中的“游戏币”,再把游戏币“输给”另外一个账号,然后把游戏币转化为Q币。

据《京华时报》报道,“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Q币完成完美转移,第一个转账问题解决。

其次,腾讯没有开通双向兑付,这意味着,在腾讯体系里,Q币不能再换成人民币。

但腾讯没有,其他中介平台可以——专门的第三方平台出现,主业就是将Q币兑换成人民币。

更有意思的,网友给腾讯Q币定价——官方的1块太贵,6毛左右比较合适。需求高的时候,涨价8毛,囤多了就跌到4毛。

“其实现在买卖Q币的,大部分都不是为了享受QQ提供的服务”, Q币脱离了腾讯体系,Q币逐渐成为网络“等价物”。

这一切超脱了腾讯预料。

实际上,从某种程度而言,Q币在底下流通,腾讯是受害者。

因为Q币的货源,大部分来源于“QQ黑客”,他们用专业工具盗取QQ账户获得Q币再低价出售。

时任公关部助理总经理宋旸称,网上贩卖的Q币来源基本上是通过盗号的方式获得,腾讯公司坚决抵制和打击这种行为。

除此之外,Q币也不是完美的货币,它依然存在信任问题。

如果是重要游戏道具、大额交易,网友们还是会选择同城交易;异地的虚拟网上交易依旧存在风险。

事实上,当时已经存在“信任的担保网站”,双方把装备和Q币都给这个网站,然后再由机构转发。但这种方式,一是要收取一定手续费,二是担保网站本身信用存疑。

但对于一些小额的网络商品,Q币已经能满足交易双方需求。

还有一个问题,是腾讯对“地下交易”的态度,一旦被腾讯发现,就会被没收Q币或者封号。

但这依旧挡不住网友的使用热情。

“用Q币的人多,腾讯公司信誉不错,大家都放心用Q币进行交换。”一名Q币店铺老板称。

时任深圳脑库经济学专家郑磊曾对媒体表示,据不完全统计,当时Q币使用者超过两亿人。业内人士估计,当时国内互联网已具备每年几十亿元的虚拟货币市场规模,并以15%~20%的速度成长。

而经济学家早就指出,只要人们信任虚拟货币的发行机构,这种货币就能像真实货币一样发挥效用,成为“一般等价物”。

“Q币只是方便用户使用增值服务的一种渠道,它是个商品,只能在腾讯这个特定环境下才有价值,离开腾讯,它就不具有交换的功能。”

“Q币是一种统计代码,并非一种货币,并未在QQ之外领域流通。”

腾讯多次强调这些观点。

但经过几年发展后,Q币完全跳出了腾讯体系,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虚拟世界的“一般的等价物”,这个结果腾讯自己也未必预料到。

可以看到,Q币的登顶之路,依赖于快速扩展的发行渠道、丰富多彩的使用场景,当量变引起质变,在较大范围内,建立受众的信用共识。

而Libra的发展也必将类似,除了找到适合的场景外,还需要场景和渠道能够快速扩张、触达足够的普通人并依靠场景锁定客户带来一般性共识,这才是达成Libra愿景的关键一步。

这一步已经千难万难,可还不是成功的彼岸,在这之后,如同Q币一样,Libra也必须与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正面角力,那就是——监管。

 
激辩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既然成为了事实上的“一般等价物”,自然逃不脱监管与舆论的关注,Q币也不例外。

在2005、2006年,已经有零星的声音,在讨论Q币在网上使用“泛滥”问题,但真正揭开舆论风暴的,是一篇文章。

2006年第7期的《法制与新闻》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作者是时任江西科技师范学院法学院客座教授杨涛,他在文章中讨论了网络上四个“怪象”:虚拟财产、虚拟货币、虚拟人、网婚。

Q币是这篇文章的第二部分“虚拟货币”的重点讨论对象:

杨涛认为,现在Q币已经超出腾讯公司提供的服务范围,正在逐步成为网上的一种交易工具。

“在虚拟的世界中,有足够多的人认可某种‘货币’的价值,该货币就完全可能成为物质交换的替代单位,现在QQ使用人数有数千万,已经具有这个认同的基础。”

“如果虚拟货币充当了货币的功能,而这种虚拟货币充又是由商家随意发行,其总量也不受到限制,必然会对我国的金融秩序产生冲击。”

“Q币将冲击我国金融秩序、冲击人民币体系”,这个观点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Q币从一个公司的产品,被形容成威胁央行威胁金融稳定的“危险份子”。

当时,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门户网站,甚至境外媒体都在讨论Q币是否是虚拟货币,是否已经具备了货币属性。网易还推出了调查投票,最终有一半以上的投票网友,认为“Q币冲击人民币”。

烈火烹油之际,杨涛又发表了第二篇文章,给央行的《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这篇文章中,杨涛承认,Q币目前只是具备了“货币”的某些属性,根本还不能与人民币相提并论,其要成为所谓的“货币”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虽然不具备回兑功能是Q币具备“货币”功能的一大障碍,但是,杨涛表示,并不能由此绝对说Q币不能形成一般等价物属性,不会具备“货币”的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和价值贮藏手段的功能。

“因为,‘货币’只要在市场被认可,能用其来进行交易,不需要回兑功能也可能成为一般等价物。”

杨涛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Q币继续按照现有的发展趋势,则有可能形成‘冲击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






舆论再一次被点燃,围绕“Q币是不是货币”话题,知名学者、专家展开论战。

一方,支持杨涛言论,认为Q币已经具备货币属性。

互联网评论家顺风认为,货币具备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和世界货币的五大职能,而Q币已在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四个方面部分具备了货币功能,其一般等价物属性正在加强,Q币的确已开始出现新的货币形态的“萌芽”。

一方则认为,Q币只是商品,冲击人民币体系纯属危言耸听。

律师于国富坚持认为,Q币并不是电子货币,“市面上的人民币绝对不会因为有多少人买了Q币就会多印刷,网络货币的发行是以人们的购买量为基础的,跟国家金融体系毫无关系”。

更现实的观点是,腾讯不可能开通Q币与人民币的双向兑换,否则会面临巨大风险:一是自身的资金链断裂;二是遭遇恶性挤兑。“任何商业公司都不会去冒这个风险,只为出一个成为“虚拟央行”的风头。”互联网实验室梁春晓分析。

一方从理论角度剖析,认为Q币不是货币;一方在说趋势,“Q币”在短时间内获得网友认可,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是否会成为网络世界唯一货币?

双方争论不休,央行也出面表态:已经开始关注虚拟货币话题,并且正在认真研究之中;包括虚拟货币在内的电子货币将成为继电子支付后又一个监管重点。

“说到Q币已冲击人民币,我个人判断还没有到这么严重的程度。” 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李超表示,“ 如果说有通过虚拟货币的渠道进行洗钱犯罪的话,这是人民银行需要高度关注的问题和打击的一个方面”

讨论最激烈的时候,甚至有专家呼吁建立中国“网上布雷顿森林体系”:将虚拟货币和人民币挂钩,人民币再和金属货币挂钩,保证虚拟货币发行在公司能力控制范围内,完善虚拟货币回收环节,开放官方回收虚拟货币渠道。

如果当时这一步迈出去,Q币也会成为事实上的“稳定币”。

而旋涡中的腾讯则还是坚持一贯的态度:从未想过发行“货币”,公司也不认为Q币会成为虚拟货币;Q币只是服务于腾讯体系内,在体系外毫无价值。

但腾讯却一直没有公布自己发了多少Q币,并且表示,不反对用户私下交流Q币。

最终,监管在2007年2月到来:中国14家部委以及央行联合发起了针对虚拟货币交易行为的专项打击行动。

通知说,将“加强对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货币的规范和管理,防范虚拟货币冲击现实经济和金融秩序”;“政府将禁止倒卖虚拟货币,并要求经营企业严格区分虚拟交易和电子商务的实物交易”。

几个月后,在腾讯公布第一季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有分析师问:“针对Q币的监管政策产生了什么直接影响?”

“没有影响。”腾讯总裁刘炽平回答,“去年底关于Q币是虚拟货币的传言毫无道理。”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腾讯调整了Q币设计:下调了用户间转让Q币的数量,关闭了将游戏积分转成Q币的渠道,减少Q币在市场上的流通量。

 
回归


之后Q币的故事,可能不会让加密货币信徒们满意: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崛起,监管集中在了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崛起,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

网上购买、消费,再也不是问题,也不再需要Q币。

Q币也慢慢回到最初的模样,只存在于腾讯生态中。

而Q币再次回到监管口中,是在2013年,作为互联网虚拟货币与比特币并列。

2013年第七届中国银行家高峰论坛上,时任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灵发表了主题演讲《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银行创新》 ,其中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中央银行要严格地监管银行是因为它能够创造货币。现在互联网上有互联网上的货币,比如说Q币、还有现在的比特币等等,互联网也在创造货币。

    凡是能够创造货币的,如果能够对社会公众产生比较大的影响的,监管当局应该对它进行监管。

    全球进入到了信用货币时代,全球主要靠一个主权国家的货币在进行交易,美联储的一举一动能够影响牵动全球的金融市场。货币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因而对货币视而不见、不管是不可能的。只不过现在在虚拟网络上所出现的货币的交易量有限,现在为止监管当局还没有直接监管,但是迟早这个问题会提上日程上来。


时光荏苒,在后来的数字货币关注者眼中,Q币已经“泯然众人矣”,用Q币支付项目尾款的段子,已经被大家当成了笑谈。

可谁又会想过,这个段子曾经是那么真实,甚至差点成为你我的日常?

而这会儿再看马化腾对于Libra的评论,“技术都很成熟,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已然是别样风味。

“只不过那时没有区块链技术。”有区块链从业者向31QU感慨。

 
未来


相对于Q币,Libra无论从愿景、实力、技术等上看,都要大出许多;可相应的,困难也会成倍增长。

无论是切实的落地场景,还是快速扩展的可能,这些本身都已经是数字货币急需解决的难点。

也不同于Q币兴起时,电子支付领域还几乎是空白,Libra现在面对的,是法币电子支付领域成熟的产品筑的壁垒。

虽然Libra的战略是面向弱国替代主权货币,可是第三世界国家孱弱的电子支付基础设施,也会成为Libra的难题。

更何况,在这一切都解决后,Libra还会直面监管的压力,“货币无国界”,但“无国界货币”的组织和成员可都是有国籍的。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数字货币引领的一场变革就要到来。G20峰会上,关注“数字货币、加密资产”已然成为一个热点话题。

从“铱星计划”到马斯克的“全球Starlink”,从Q币到Libra,技术一直在变,可人类的梦想却始终不变。

马云评价QQ和Q币时曾说,“QQ的确有点可怕,他的攻击总是悄悄的。”

悄悄的,数字货币的变革也早已开启。



部分参考资料:

1 《腾讯传》 吴晓波著

2 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

3 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4 Q币引发大讨论 央行拟明年监管虚拟货币

5 网民地下交易买卖Q币引发央行关注

6 Q币被盗走向谁喊冤 可买实物监管却成空白

7 三方激辩Q币民间交易

8 腾讯Q币真的会扰乱国家金融秩序?

9 刘炽平:针对Q币的炒作对腾讯没任何影响

10 全国人大常委吴晓灵称比特币应纳入监管


文 :31QU 墨菲 查看全部
tencent-qq.jpg

“这不就是Q币吗?”在Facebook的Libra推出当天,就有网友这样调侃。

但除了吃瓜群众的调侃之言,几乎没有人会真的把libra等同于Q币。毕竟相对于中国网友耳熟能详的Q币,libra从各个方面看着都要高大上许多:“对标法币的稳定币”、“合作门槛极高”、“无国界货币”、“普惠金融基础”、“为世界而生”,这似乎完全不是吃瓜群众常用来买QQ秀的Q币所能类比的。

可被大家所遗忘的是,曾几何时,Q币也被网友们作为结算工具,在虚拟世界里流通,甚至隐隐有成为虚拟“一般等价物”之势。腾讯作为Q币的发行者,也几乎成了虚拟世界的“央行”。

彼时,Q币在国内掀起的舆论风暴、监管争论,一点也不比现在Libra引起的风波小。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同为“虚拟货币”,Q币自诞生、发展到辉煌,再到现在回归本源,这波澜壮阔的旅程,也许能为Libra的改变世界之路带来一丝启示。

 
出鞘


时光回溯到2000年4月,这一个月,狂飙近两年的纳斯达克指数突然毫无征兆地暴跌,之后短短几个月,市场就蒸发8.3万亿美元。

彼时,腾讯虽然还未上市,但也被泡沫裹挟。最惨的时候,账面上只剩1万人民币。但幸运的是,腾讯在股灾前一刻从IDG与盈科手中拿到了救命钱,惊险地赢得喘息时间。

这是互联网创业者们最黑暗最冰冷的时刻,泡沫破灭,哀鸿遍野。幸存的互联网公司们在焦头烂额寻找新的方向和新的盈利方式。

机会留给了幸存者。

“移动梦网”成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根救命稻草。这项由中国移动推出的短信增值业务,腾讯凭借“移动QQ”成为最大受益者,不仅实现了第一次单月盈亏平衡,而且不到一年实现净利润超过1000万。

“网游”算是半根救命稻草。之所以在当时只能算“半根”,是因为互联网上一个致命的问题没有解决——支付。

比如,中国最早的棋牌休闲网络游戏“联众游戏”,一年多时间注册用户2000多万,月活用户300万。虽然用户数量突飞猛进,但却找不到适合游戏玩家们的付费方式。

据《腾讯传》描述,中国与美国互联网产业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金融信用体系的缺失,“长期以来,如何建立自己自己的支付体系困扰着所有的经营者”。

网上支付问题同样让腾讯焦头烂额。因为腾讯在QQ收费上的一系列试验全部扑街:广告、会员制、企业服务反响寥寥;QQ号码注册收费让腾讯陷入第一次舆论风波。

马化腾将这些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支付方式的缺失:“当时的中国青年消费者几乎没有人拥有信用卡,他们必须要跑到邮局去汇款,很少有网友乐意为了每月10元往邮局跑的。”

这是腾讯当年最大的尴尬:手握1亿用户,但QQ却像“饿死鬼投胎”,融的钱、赚的钱全砸在QQ上,但却依然找不到直接盈利的办法。

转机,在一家叫“九城”的游戏公司中萌芽。

九城创始人朱骏提出了一种收费模式 “游戏币”。他们与上海电信发行联名卡,100元上网卡中含15元的“九城游戏币”。

朱骏还发明了“九城点数”,玩家可以用联名卡里的“游戏币”购买“点数”,然后可以玩一款付费游戏,或者在其他游戏中押注。

“九城游戏币”、“九城点数”,这应该是国内最早的公司发行的专属虚拟货币。

凭借专属的虚拟货币和一部分上网费用分成,2001年7月,九城月收入达到200万元,300万注册用户中付费用户高达10万人。

“虚拟货币”模式开始在网上复制,2002年,腾讯发行了自己的专属虚拟货币“Q币”。

实际上,关于“Q币名字”,还有一段历史。

据《站长之家》报道,为了给腾讯自己的支付代码起一个“吉利”的名字,当时腾讯员工冥思苦想了几个晚上,在Q元、Q币、Q宝等名字中犹豫不决。

最终拍板“Q币”,是因为觉得“用户容易理解”。

Q币规则非常简单:一元人民币可以购买一Q币,付费用户通过等值面额卡的卡号、密码“充值”,充值的Q币和QQ账号绑定。

“有了自己的虚拟货币,也许情况会好一些。”马化腾认为。

 
求生


可有了Q币的支撑,腾讯情况真的只是“好一些”。

一开始,Q币是“食之无味的鸡肋”——因为没有好的使用场景。

拿当年腾讯的付费试验之一“QQ会员业务”为例,以现在的眼光再看当时的付费业务,其实也算鸡肋,比如网络收藏夹、好友列表保存、“靓号”等。

结果,QQ会员,一个月只有几百个用户愿意加入,每个月收入只有两三万,半年内只有3000个会员。而使用Q币支付的,更是寥寥无几。

付费场景没有打开,Q币也被冷藏。直到一款革命性的收费产品的横空出世,Q币才第一次展现出魅力。

2003年1月24日,QQ秀上线。现在我们看起来司空见惯的虚拟形象,将成为未来腾讯帝国的第一块基石。

201907031052021.jpeg


当时,针对QQ秀产品,腾讯内部还有专门的项目计划书——阿凡达。

“阿凡达”实际上是韩国sayclub.com社区网站开发功能,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更换虚拟形象,比如发型、表情、服饰和场景,这些虚拟商品,需要付费购买。

按照这个思路,腾讯进行了新的付费尝试。为了推广QQ秀,腾讯先给每个QQ会员赠送价值10元的Q币,使他们成为QQ秀的种子用户。

结果,QQ秀受欢迎程度出乎意料。在QQ秀上线半年后,有500万人购买了这项服务,平均花费5元,2003年,QQ秀产生的收入,达到当时短信移动QQ的1/8。

这些价格在5毛到1元的虚拟物品,让腾讯在移动梦网之外找到了新的互联网增值业务,而且是一个由腾讯全面主导的、有巨大想象空间的业务。

“网络也是一个世界,一个我们可以实现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世界”,腾讯阿凡达项目计划书上有这样一句话。如果说QQ秀为“梦想世界”提供可能,那么Q币就链接了腾讯的梦想世界。

在QQ会员、QQ秀之后,腾讯接连推出了QQ空间、QQ游戏、红钻贵族等钻石体系,组成了一个独立的、闭环式运转的QQ世界。

Q币,是这个世界的唯一支付方式。

看到这里,我们再对比Facebook推出Libra的愿景,透过“为世界而生”、“普惠金融的基础”、“无国界的货币”这些高大上的描述,我们可以发现二者的惊人相似点:

Q币和Libra,一个为真实世界接入了虚拟世界,一个在虚拟世界链接了真实世界;

双方都脱胎于金融体系缺失,前者为了解决网络支付的可能,后者为了解决跨国结算的困难。

但是单纯的工具并不够,没有足够数量使用者的工具不足以生存并发展。

而要真正落地,还需要具体的大众接受的使用场景,这点Q币依靠QQ秀产生了突破,那么Libra的场景在哪里?

Libra官方的期望是合作机构优先在自己的场景内应用,最优先的场景是跨境支付。但考虑政治、利益、成本等诸多现实因素,可能还是先在Fackbook内部寻找突破场景更为快速便捷。

那如果有了场景,Libra是不是接下来一切就是康庄大道了呢?

再让我们回归Q币的旅程,去寻找答案——

 
发展


80后、90后应该还会有这样的记忆——打电话用话费充值Q币,在网吧、书报亭买Q币的点卡。

事实上,在线上推出一系列Q币消费场景后,2003年,腾讯开始搭建一套完整的Q币销售体系。总的来说,线上线下,三条渠道:

1 和电信旗下的声讯台合作,签订代销Q币协议,用户拨打16885885便可以购买Q币,所得收入,腾讯与声讯台五五分成。这个模式从杭州开启,迅速被复制到全国300多个声讯台。

2 与网吧建立了Q币销售的渠道,腾讯短时间内拓展了1万多家网吧。

3 自有的在线支付系统。

“对于腾讯来说,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制度系统是战略性的成功,这也是中美两国社区型网站在盈利模式上分道扬镳的标志性时间。”《腾讯传》这样评价。

有了消费场景和销售渠道,腾讯的财报变的越来越亮眼:

2003年底,在红钻推出后,腾讯每月虚拟道具的收入突破千万。

2004年6月,腾讯在港交所主板正式挂牌。

2005年, 腾讯总收入14.264亿元,互联网增值服务(主要是Q币)收入占7.867亿元。

201907031052022.jpeg


到了2006年,仅第一季度,腾讯的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人民币4.365亿元,并且即时通讯QQ注册人数已经达到5.315亿。

在这个财报发出来后,腾讯在媒体上有了“帝国”的称呼——虚拟世界里的中央帝国。

如果说腾讯是帝国,那么Q币就是这个帝国唯一货币。随着腾讯业务扩大,QQ用户暴增,Q币的辐射范围也越来越大。

事实上,当时虚拟货币已经有了完整的产业链。据《站长之家报道》,网络游戏点卡、销售渠道、代理经营商已经快速发展起来,“一时间,各种各样的网络游戏充值卡铺满了大大小小的软件店、网吧和书报亭” 。

当时,市面流通的网络虚拟货币不下10种,如Q币、泡币、U币、百度币、酷币、魔兽币、天堂币、盛大点券等。

但只有腾讯的“Q币”,跳脱了自身体系,被网民广泛接受,甚至被质疑是“一般等价物”而受到监管点名关注。

 
扩散


在2003~2006年腾讯高速发展时期,Q币开始逐步跳出了腾讯生态外。

Q币先是在网上虚拟世界流通:

中小型论坛给版主的工资就是Q币;

《传奇》游戏玩家们用Q币买卖道具;

媒体“成都网友王先生”的赚钱之道,一个月仅靠卖Q币就能赚近4000元。

紧接着,专业的Q币交易场所出现:

专门的“打金”工作室、对话平台出现,Q币成为各个游戏道具、论坛积分交换中介;

据《京华时报》2006年调查,在淘宝网上,出售Q币的店铺多达8000余个,遍布国内各个省市;2006年的超女总决赛中,粉丝购买虚拟货币Q币投票,淘宝网一天Q币的交易额就超过50万 。

最后,Q币交易蔓延到线下:

当时,已经有网友成功用Q币换电脑配件,1000Q币?换到了一个硬盘盒,这可比比特币换披萨划算得多;

专业的打金工作室得到Q币后,再将Q币出售给当地网吧的玩家,转化为人民币。

到2005年,“Q币交易”已经成为完整的产业化体系。从人民币到Q币再到人民币,Q币在地下悄悄流通,成为网上虚拟世界的“等价物”。

201907031052024.jpeg


事实上,Q币并不是完美的“交易中介”,它有很多缺陷,但全被网友一一克服:

首先,腾讯Q币和和QQ账号绑定,官方无法转账,那么交易双方要如何“转账”?

交易者先把Q币转化为QQ公司游戏中的“游戏币”,再把游戏币“输给”另外一个账号,然后把游戏币转化为Q币。

据《京华时报》报道,“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Q币完成完美转移,第一个转账问题解决。

其次,腾讯没有开通双向兑付,这意味着,在腾讯体系里,Q币不能再换成人民币。

但腾讯没有,其他中介平台可以——专门的第三方平台出现,主业就是将Q币兑换成人民币。

更有意思的,网友给腾讯Q币定价——官方的1块太贵,6毛左右比较合适。需求高的时候,涨价8毛,囤多了就跌到4毛。

“其实现在买卖Q币的,大部分都不是为了享受QQ提供的服务”, Q币脱离了腾讯体系,Q币逐渐成为网络“等价物”。

这一切超脱了腾讯预料。

实际上,从某种程度而言,Q币在底下流通,腾讯是受害者。

因为Q币的货源,大部分来源于“QQ黑客”,他们用专业工具盗取QQ账户获得Q币再低价出售。

时任公关部助理总经理宋旸称,网上贩卖的Q币来源基本上是通过盗号的方式获得,腾讯公司坚决抵制和打击这种行为。

除此之外,Q币也不是完美的货币,它依然存在信任问题。

如果是重要游戏道具、大额交易,网友们还是会选择同城交易;异地的虚拟网上交易依旧存在风险。

事实上,当时已经存在“信任的担保网站”,双方把装备和Q币都给这个网站,然后再由机构转发。但这种方式,一是要收取一定手续费,二是担保网站本身信用存疑。

但对于一些小额的网络商品,Q币已经能满足交易双方需求。

还有一个问题,是腾讯对“地下交易”的态度,一旦被腾讯发现,就会被没收Q币或者封号。

但这依旧挡不住网友的使用热情。

“用Q币的人多,腾讯公司信誉不错,大家都放心用Q币进行交换。”一名Q币店铺老板称。

时任深圳脑库经济学专家郑磊曾对媒体表示,据不完全统计,当时Q币使用者超过两亿人。业内人士估计,当时国内互联网已具备每年几十亿元的虚拟货币市场规模,并以15%~20%的速度成长。

而经济学家早就指出,只要人们信任虚拟货币的发行机构,这种货币就能像真实货币一样发挥效用,成为“一般等价物”。

“Q币只是方便用户使用增值服务的一种渠道,它是个商品,只能在腾讯这个特定环境下才有价值,离开腾讯,它就不具有交换的功能。”

“Q币是一种统计代码,并非一种货币,并未在QQ之外领域流通。”

腾讯多次强调这些观点。

但经过几年发展后,Q币完全跳出了腾讯体系,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虚拟世界的“一般的等价物”,这个结果腾讯自己也未必预料到。

可以看到,Q币的登顶之路,依赖于快速扩展的发行渠道、丰富多彩的使用场景,当量变引起质变,在较大范围内,建立受众的信用共识。

而Libra的发展也必将类似,除了找到适合的场景外,还需要场景和渠道能够快速扩张、触达足够的普通人并依靠场景锁定客户带来一般性共识,这才是达成Libra愿景的关键一步。

这一步已经千难万难,可还不是成功的彼岸,在这之后,如同Q币一样,Libra也必须与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正面角力,那就是——监管。

 
激辩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既然成为了事实上的“一般等价物”,自然逃不脱监管与舆论的关注,Q币也不例外。

在2005、2006年,已经有零星的声音,在讨论Q币在网上使用“泛滥”问题,但真正揭开舆论风暴的,是一篇文章。

2006年第7期的《法制与新闻》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作者是时任江西科技师范学院法学院客座教授杨涛,他在文章中讨论了网络上四个“怪象”:虚拟财产、虚拟货币、虚拟人、网婚。

Q币是这篇文章的第二部分“虚拟货币”的重点讨论对象:

杨涛认为,现在Q币已经超出腾讯公司提供的服务范围,正在逐步成为网上的一种交易工具。

“在虚拟的世界中,有足够多的人认可某种‘货币’的价值,该货币就完全可能成为物质交换的替代单位,现在QQ使用人数有数千万,已经具有这个认同的基础。”

“如果虚拟货币充当了货币的功能,而这种虚拟货币充又是由商家随意发行,其总量也不受到限制,必然会对我国的金融秩序产生冲击。”

“Q币将冲击我国金融秩序、冲击人民币体系”,这个观点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Q币从一个公司的产品,被形容成威胁央行威胁金融稳定的“危险份子”。

当时,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门户网站,甚至境外媒体都在讨论Q币是否是虚拟货币,是否已经具备了货币属性。网易还推出了调查投票,最终有一半以上的投票网友,认为“Q币冲击人民币”。

烈火烹油之际,杨涛又发表了第二篇文章,给央行的《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这篇文章中,杨涛承认,Q币目前只是具备了“货币”的某些属性,根本还不能与人民币相提并论,其要成为所谓的“货币”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虽然不具备回兑功能是Q币具备“货币”功能的一大障碍,但是,杨涛表示,并不能由此绝对说Q币不能形成一般等价物属性,不会具备“货币”的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和价值贮藏手段的功能。

“因为,‘货币’只要在市场被认可,能用其来进行交易,不需要回兑功能也可能成为一般等价物。”

杨涛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Q币继续按照现有的发展趋势,则有可能形成‘冲击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

201907031052035.jpeg


舆论再一次被点燃,围绕“Q币是不是货币”话题,知名学者、专家展开论战。

一方,支持杨涛言论,认为Q币已经具备货币属性。

互联网评论家顺风认为,货币具备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和世界货币的五大职能,而Q币已在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四个方面部分具备了货币功能,其一般等价物属性正在加强,Q币的确已开始出现新的货币形态的“萌芽”。

一方则认为,Q币只是商品,冲击人民币体系纯属危言耸听。

律师于国富坚持认为,Q币并不是电子货币,“市面上的人民币绝对不会因为有多少人买了Q币就会多印刷,网络货币的发行是以人们的购买量为基础的,跟国家金融体系毫无关系”。

更现实的观点是,腾讯不可能开通Q币与人民币的双向兑换,否则会面临巨大风险:一是自身的资金链断裂;二是遭遇恶性挤兑。“任何商业公司都不会去冒这个风险,只为出一个成为“虚拟央行”的风头。”互联网实验室梁春晓分析。

一方从理论角度剖析,认为Q币不是货币;一方在说趋势,“Q币”在短时间内获得网友认可,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是否会成为网络世界唯一货币?

双方争论不休,央行也出面表态:已经开始关注虚拟货币话题,并且正在认真研究之中;包括虚拟货币在内的电子货币将成为继电子支付后又一个监管重点。

“说到Q币已冲击人民币,我个人判断还没有到这么严重的程度。” 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李超表示,“ 如果说有通过虚拟货币的渠道进行洗钱犯罪的话,这是人民银行需要高度关注的问题和打击的一个方面”

讨论最激烈的时候,甚至有专家呼吁建立中国“网上布雷顿森林体系”:将虚拟货币和人民币挂钩,人民币再和金属货币挂钩,保证虚拟货币发行在公司能力控制范围内,完善虚拟货币回收环节,开放官方回收虚拟货币渠道。

如果当时这一步迈出去,Q币也会成为事实上的“稳定币”。

而旋涡中的腾讯则还是坚持一贯的态度:从未想过发行“货币”,公司也不认为Q币会成为虚拟货币;Q币只是服务于腾讯体系内,在体系外毫无价值。

但腾讯却一直没有公布自己发了多少Q币,并且表示,不反对用户私下交流Q币。

最终,监管在2007年2月到来:中国14家部委以及央行联合发起了针对虚拟货币交易行为的专项打击行动。

通知说,将“加强对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货币的规范和管理,防范虚拟货币冲击现实经济和金融秩序”;“政府将禁止倒卖虚拟货币,并要求经营企业严格区分虚拟交易和电子商务的实物交易”。

几个月后,在腾讯公布第一季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有分析师问:“针对Q币的监管政策产生了什么直接影响?”

“没有影响。”腾讯总裁刘炽平回答,“去年底关于Q币是虚拟货币的传言毫无道理。”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腾讯调整了Q币设计:下调了用户间转让Q币的数量,关闭了将游戏积分转成Q币的渠道,减少Q币在市场上的流通量。

 
回归


之后Q币的故事,可能不会让加密货币信徒们满意: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崛起,监管集中在了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崛起,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

网上购买、消费,再也不是问题,也不再需要Q币。

Q币也慢慢回到最初的模样,只存在于腾讯生态中。

而Q币再次回到监管口中,是在2013年,作为互联网虚拟货币与比特币并列。

2013年第七届中国银行家高峰论坛上,时任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灵发表了主题演讲《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银行创新》 ,其中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中央银行要严格地监管银行是因为它能够创造货币。现在互联网上有互联网上的货币,比如说Q币、还有现在的比特币等等,互联网也在创造货币。

    凡是能够创造货币的,如果能够对社会公众产生比较大的影响的,监管当局应该对它进行监管。

    全球进入到了信用货币时代,全球主要靠一个主权国家的货币在进行交易,美联储的一举一动能够影响牵动全球的金融市场。货币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因而对货币视而不见、不管是不可能的。只不过现在在虚拟网络上所出现的货币的交易量有限,现在为止监管当局还没有直接监管,但是迟早这个问题会提上日程上来。



时光荏苒,在后来的数字货币关注者眼中,Q币已经“泯然众人矣”,用Q币支付项目尾款的段子,已经被大家当成了笑谈。

可谁又会想过,这个段子曾经是那么真实,甚至差点成为你我的日常?

而这会儿再看马化腾对于Libra的评论,“技术都很成熟,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已然是别样风味。

“只不过那时没有区块链技术。”有区块链从业者向31QU感慨。

 
未来


相对于Q币,Libra无论从愿景、实力、技术等上看,都要大出许多;可相应的,困难也会成倍增长。

无论是切实的落地场景,还是快速扩展的可能,这些本身都已经是数字货币急需解决的难点。

也不同于Q币兴起时,电子支付领域还几乎是空白,Libra现在面对的,是法币电子支付领域成熟的产品筑的壁垒。

虽然Libra的战略是面向弱国替代主权货币,可是第三世界国家孱弱的电子支付基础设施,也会成为Libra的难题。

更何况,在这一切都解决后,Libra还会直面监管的压力,“货币无国界”,但“无国界货币”的组织和成员可都是有国籍的。

201907031052036.jpeg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数字货币引领的一场变革就要到来。G20峰会上,关注“数字货币、加密资产”已然成为一个热点话题。

从“铱星计划”到马斯克的“全球Starlink”,从Q币到Libra,技术一直在变,可人类的梦想却始终不变。

马云评价QQ和Q币时曾说,“QQ的确有点可怕,他的攻击总是悄悄的。”

悄悄的,数字货币的变革也早已开启。



部分参考资料:

1 《腾讯传》 吴晓波著

2 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

3 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4 Q币引发大讨论 央行拟明年监管虚拟货币

5 网民地下交易买卖Q币引发央行关注

6 Q币被盗走向谁喊冤 可买实物监管却成空白

7 三方激辩Q币民间交易

8 腾讯Q币真的会扰乱国家金融秩序?

9 刘炽平:针对Q币的炒作对腾讯没任何影响

10 全国人大常委吴晓灵称比特币应纳入监管


文 :31QU 墨菲

失范的数字货币量化市场:积弊成疾,洗牌将至

市场chainbs 发表了文章 • 2019-02-26 12:24 • 来自相关话题

量化交易堪称是区块链行业最为神秘的领域之一,也一直被视为数字货币领域的最大赢家之一。在对多名数字货币量化交易行业资深从业者进行采访后,链捕手试图通过本文向读者们揭开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领域的真实发展状况,尤其是由于失范导致的多重发展困境,欢迎各位共同探讨。


01 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作用
 

量化交易,即根据市场关键数据指征的变化识别交易机会,通过程序化发出买卖指令的交易方式,它以相对先进的模型及严格执行的程序替代人为的主观判断,避免主观交易中因情绪或操作不当导致的失误,往往能为交易者带来更加稳健的收益。

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量化交易就成为全球金融市场占据重要地位的交易方式,并衍生出庞大的金融体系。如今,随着区块链行业的整体向好以及数字货币交易市场的扩张,量化交易也已经被大量团队引入数字货币市场之中,目前各类量化团队已经达到数百家。

从具体操作手法来看,数字货币量化交易与传统金融资产量化交易较为类似,主要包括交易策略研发、风控策略、交易执行环节,量化团队资金管理规模多在3000-5000枚比特币,规模超出1万枚的则可位居顶级量化团队之列。某token fund创始合伙人许超逸表示,量化交易策略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判断趋势进行高抛低吸的策略,即趋势策略;另一类是消除系统性的风险获取相对稳健收益的策略,即套利策略。

「由于数字货币价格波动性较高,而且7x24小时不间断交易,在这种情况下量化团队的理论赚钱效率实际上要比传统金融领域更高。」拾斗量化神牛阁研究院院长牛神说。

由此,量化交易主要承担着帮助资产所有者预防资产贬值风险、获取更多稳健收益的职责,但实际上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所扮演的作用不止于此,并且要比传统金融市场要大得多,无论是对项目方还是交易所,甚至乃至于整个行业。

对于项目方而言,由于数字货币行情动荡、流动性往往不高等原因,大量区块链项目对于募集资金保值增值、币种高流动性高等具有较高需求,量化团队在这几个方面能对项目方予以较大作用,相当于帮助项目方理财以及维持币种交易量与价格的相对稳定。

「项目方的分内之事是技术拓展、行业落地,但其市场价值再很多时候受到各因素的影响并没有体现在币价上。」某区块链项目创始人詹鸥(化名)说道,「很多项目方在二级市场是比较脆弱的,尤其是市场价值彰显以及应对许多庄家在二级市场的狙击方面,需要量化团队的协助。」

对于交易所而言,尤其是那些新成立或者三四线的交易所,它们由于用户量不足往往在买卖挂单的数量上比较匮乏,该交易所币价波动幅度更大、提升用户的交易成本,从而减弱用户在该交易所的交易欲望。量化团队则可以通过多种量化策略增加交易所的买卖挂单,促成用户在该交易所达成交易、提升该交易所的竞争力。

许超逸进一步指出,量化交易团队对行业最大的贡献就在于通过机器判断市场行情进行挂单,提升了交易的深度并维持了流动性。

不过相比传统金融市场的量化交易,数字货币市场的量化交易由于发展阶段过早、自身特性等原因,还存在各种各样的内外部问题,致使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并没有很好地扮演其角色,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

在过程上,量化交易往往会受到数据源不足且不准确、庄家控盘砸盘致使行情动荡、交易所时常出现bug、交易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等因素的影响;在结果上,只有极少数量化团队赚得盆满钵满,大多数量化团队在量化交易方面几乎无法维持稳定收益,并导致项目方或者投资人的资金出现大额亏损。


02 外部难题:交易环境尚不规范
 

从外部来看,数字货币市场目前缺乏基础而准确的交易数据,而这些数据对基于大量数据分析的量化交易来说至关重要,「有时候你以为你从交易所API里面接入的数据是准确的,其实里面有一大堆的垃圾交易数据和假交易数据,根本没有用,还会干扰你的判断。」许超逸说。

这种现象主要归结于交易所方面的虚增交易量,它们为了保持较高的交易量水平与排名,通常会虚增大量非正常情况的交易数据,而外界很难察觉与判断。

进一步来看,数字货币交易所的透明性、公开性远低于传统证券交易所,这些交易所大多处于监管空白地区,市场频频传出交易所方面作为规则制定者打破规则、扰乱市场秩序的事件,这意味着交易所作为不可控因素实际上增加了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难度与风险。

去年11月,知名量化投资基金Amber AI就公开控诉 OKEx 在BCH 期货上的多次不公平操作导致该基金损失 70 万美元资金,引起市场的轩然大波,但几番争执后并没有实质性结果。

而在技术层面,许多交易所交易系统的安全性与稳定性也相对较低,时常出现bug影响量化团队的策略执行。同时,目前几乎所有数字货币交易所都不支持或者欢迎毫秒级高频交易,「这主要出于系统安全以及技术难度等原因,现阶段如果交易频率过高,交易所甚至会限制端口、封号。」李赵鑫说。

同时,数字货币市场的庄家砸盘、内幕炒作等现象也要显著超过传统金融市场,而且很多项目方的量化做市策略都会被某些量化团队或者羊毛党盯上,这对量化交易对于突发事件的风控策略提出了更具挑战性的要求。

在链捕手的采访中,多个项目都表示其做市策略都曾受到第三方的针对性套利,其中某知名游戏项目创始人贺炯(化名)告诉链捕手,他去年曾将项目私募所得ETH超过一半交给了某量化团队打理,但由于该团队的策略遭遇第三方的套利,最终亏损了几千个ETH。

随着越来越多量化团队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存量互割」也逐渐成为本市场的常态,致使量化团队通过套利策略获取稳健收益的难度越来越大,特别是在当前恶劣的市场环境下,资产保值与盈利对大多数量化团队都相当遥远。


03 内部原因:人性之恶与能力缺乏
 

除了前述外部原因,许多内在原因也对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其中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人性之恶。「这个圈子是非常乱的,不少量化团队极其没有底线,从项目团队那里拿了巨额的管理费用,以量化交易之名,行坑骗投资人之实。」许超逸告诉链捕手。

由于量化团队手中往往掌握着巨额资金,而行业规范化、透明度比较低,这就为量化团队暗中进行资产转移、中饱私囊留下很大的空间。知名投资人易理华就曾在朋友圈透露,他了解多个项目方被同一个量化团队给坑了。

詹鸥所在项目就曾因此结束了与第一家量化团队的合作。詹鸥告诉链捕手,由于交易信息存在滞后,他们多次认为该量化团队的交易策略存在不妥,怀疑这个团队做老鼠仓。结束合作滞后,该项目在找到另一家量化团队的同时,建立了项目内部的量化团队,实行内外部混搭的量化交易策略。

而且,目前市场上许多所谓的量化团队其实并非真正的量化交易团队,而是故意将自己包装而成。李赵鑫表示,真正的量化交易要基于大量程序化数据自动执行交易策略,但很多团队的交易核心是交易员的主观交易,他们更多是把量化当做营销手段,去获取大量的资金并从中获益。

量化团队从业者素质参差不齐、缺乏准入门槛也是量化交易市场出现种种问题的原因之一。牛神告诉链捕手,目前数字货币量化团队大多都是传统金融市场的小团队或者入门者,真正厉害的传统金融量化团队还没有真正进入这个市场,这一方面因为传统金融量化市场其实非常赚钱,他们没有动力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另一方面因为合规性存在障碍。

同时,真正有实力的量化机构会倾向于拿自有资金进行量化交易,而不是从外部获取资金、为投资人服务,这就进一步压缩了市面上优秀量化团队的空间。「如果拿投资人的钱去做交易,对方至少要拿走收益的一半,而即便自己缺资金去找其他人借款,10-15%的借款利息也比前者更划算。」某知名量化机构负责人王喻黎(化名)说。

而从业者专业能力缺乏则往往会导致项目方资产遭遇重大损失。以今年年初的ZBG交易所封号事件为例,正是当事人发现了该交易所PCC/ZT交易对出现了机器人下单设置错误,并利用该设置错误的规律完成了一波挂高卖单和低买单的操作,在两天时间内盈利约70万ZT,当时价值约为人民币 20 万元。


04 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未来
 

综合来看,数字货币量化交易当前仍处于一个相当杂乱的阶段,几乎所有交易行为都发生在阴暗处,缺乏行业规范与自律,致使行业频繁出现各种乱象,乃至于在许多投资人、项目方的认知中越来越负面,彼此的信任程度也被大幅削弱。

据链捕手了解,许多项目由于熊市资金紧张、被量化团队坑过之后,选择暂时放弃寻找量化团队提供流动性等服务,许多量化团队的订单客户量都在下降,并尝试开拓更多营收渠道。贺炯则向链捕手表示,其项目接下来计划尝试更加低成本的流动性供给方案,例如基于Bancor协议发行币种。

如今,数字货币量化团队们长期野蛮发展的负面后面已经充分显现,自身的阶段性难题也暴露出来,这个市场很可能正迎来一场影响深远的大洗牌。

尽管多名受访者都表示,较长时间内数字货币量化市场在合规化等方面难有突破,但如今阶段数字货币量化市场仍有许多契机,例如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的应用、更多传统量化机构入场等,进而带动整个量化行业的自我升级与规范化。


(作者/龚荃宇,编辑/潘宇波) 查看全部
201902260250165182.jpg

量化交易堪称是区块链行业最为神秘的领域之一,也一直被视为数字货币领域的最大赢家之一。在对多名数字货币量化交易行业资深从业者进行采访后,链捕手试图通过本文向读者们揭开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领域的真实发展状况,尤其是由于失范导致的多重发展困境,欢迎各位共同探讨。


01 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作用
 

量化交易,即根据市场关键数据指征的变化识别交易机会,通过程序化发出买卖指令的交易方式,它以相对先进的模型及严格执行的程序替代人为的主观判断,避免主观交易中因情绪或操作不当导致的失误,往往能为交易者带来更加稳健的收益。

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量化交易就成为全球金融市场占据重要地位的交易方式,并衍生出庞大的金融体系。如今,随着区块链行业的整体向好以及数字货币交易市场的扩张,量化交易也已经被大量团队引入数字货币市场之中,目前各类量化团队已经达到数百家。

从具体操作手法来看,数字货币量化交易与传统金融资产量化交易较为类似,主要包括交易策略研发、风控策略、交易执行环节,量化团队资金管理规模多在3000-5000枚比特币,规模超出1万枚的则可位居顶级量化团队之列。某token fund创始合伙人许超逸表示,量化交易策略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判断趋势进行高抛低吸的策略,即趋势策略;另一类是消除系统性的风险获取相对稳健收益的策略,即套利策略。

「由于数字货币价格波动性较高,而且7x24小时不间断交易,在这种情况下量化团队的理论赚钱效率实际上要比传统金融领域更高。」拾斗量化神牛阁研究院院长牛神说。

由此,量化交易主要承担着帮助资产所有者预防资产贬值风险、获取更多稳健收益的职责,但实际上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所扮演的作用不止于此,并且要比传统金融市场要大得多,无论是对项目方还是交易所,甚至乃至于整个行业。

对于项目方而言,由于数字货币行情动荡、流动性往往不高等原因,大量区块链项目对于募集资金保值增值、币种高流动性高等具有较高需求,量化团队在这几个方面能对项目方予以较大作用,相当于帮助项目方理财以及维持币种交易量与价格的相对稳定。

「项目方的分内之事是技术拓展、行业落地,但其市场价值再很多时候受到各因素的影响并没有体现在币价上。」某区块链项目创始人詹鸥(化名)说道,「很多项目方在二级市场是比较脆弱的,尤其是市场价值彰显以及应对许多庄家在二级市场的狙击方面,需要量化团队的协助。」

对于交易所而言,尤其是那些新成立或者三四线的交易所,它们由于用户量不足往往在买卖挂单的数量上比较匮乏,该交易所币价波动幅度更大、提升用户的交易成本,从而减弱用户在该交易所的交易欲望。量化团队则可以通过多种量化策略增加交易所的买卖挂单,促成用户在该交易所达成交易、提升该交易所的竞争力。

许超逸进一步指出,量化交易团队对行业最大的贡献就在于通过机器判断市场行情进行挂单,提升了交易的深度并维持了流动性。

不过相比传统金融市场的量化交易,数字货币市场的量化交易由于发展阶段过早、自身特性等原因,还存在各种各样的内外部问题,致使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并没有很好地扮演其角色,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

在过程上,量化交易往往会受到数据源不足且不准确、庄家控盘砸盘致使行情动荡、交易所时常出现bug、交易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等因素的影响;在结果上,只有极少数量化团队赚得盆满钵满,大多数量化团队在量化交易方面几乎无法维持稳定收益,并导致项目方或者投资人的资金出现大额亏损。


02 外部难题:交易环境尚不规范
 

从外部来看,数字货币市场目前缺乏基础而准确的交易数据,而这些数据对基于大量数据分析的量化交易来说至关重要,「有时候你以为你从交易所API里面接入的数据是准确的,其实里面有一大堆的垃圾交易数据和假交易数据,根本没有用,还会干扰你的判断。」许超逸说。

这种现象主要归结于交易所方面的虚增交易量,它们为了保持较高的交易量水平与排名,通常会虚增大量非正常情况的交易数据,而外界很难察觉与判断。

进一步来看,数字货币交易所的透明性、公开性远低于传统证券交易所,这些交易所大多处于监管空白地区,市场频频传出交易所方面作为规则制定者打破规则、扰乱市场秩序的事件,这意味着交易所作为不可控因素实际上增加了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难度与风险。

去年11月,知名量化投资基金Amber AI就公开控诉 OKEx 在BCH 期货上的多次不公平操作导致该基金损失 70 万美元资金,引起市场的轩然大波,但几番争执后并没有实质性结果。

而在技术层面,许多交易所交易系统的安全性与稳定性也相对较低,时常出现bug影响量化团队的策略执行。同时,目前几乎所有数字货币交易所都不支持或者欢迎毫秒级高频交易,「这主要出于系统安全以及技术难度等原因,现阶段如果交易频率过高,交易所甚至会限制端口、封号。」李赵鑫说。

同时,数字货币市场的庄家砸盘、内幕炒作等现象也要显著超过传统金融市场,而且很多项目方的量化做市策略都会被某些量化团队或者羊毛党盯上,这对量化交易对于突发事件的风控策略提出了更具挑战性的要求。

在链捕手的采访中,多个项目都表示其做市策略都曾受到第三方的针对性套利,其中某知名游戏项目创始人贺炯(化名)告诉链捕手,他去年曾将项目私募所得ETH超过一半交给了某量化团队打理,但由于该团队的策略遭遇第三方的套利,最终亏损了几千个ETH。

随着越来越多量化团队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存量互割」也逐渐成为本市场的常态,致使量化团队通过套利策略获取稳健收益的难度越来越大,特别是在当前恶劣的市场环境下,资产保值与盈利对大多数量化团队都相当遥远。


03 内部原因:人性之恶与能力缺乏
 

除了前述外部原因,许多内在原因也对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其中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人性之恶。「这个圈子是非常乱的,不少量化团队极其没有底线,从项目团队那里拿了巨额的管理费用,以量化交易之名,行坑骗投资人之实。」许超逸告诉链捕手。

由于量化团队手中往往掌握着巨额资金,而行业规范化、透明度比较低,这就为量化团队暗中进行资产转移、中饱私囊留下很大的空间。知名投资人易理华就曾在朋友圈透露,他了解多个项目方被同一个量化团队给坑了。

詹鸥所在项目就曾因此结束了与第一家量化团队的合作。詹鸥告诉链捕手,由于交易信息存在滞后,他们多次认为该量化团队的交易策略存在不妥,怀疑这个团队做老鼠仓。结束合作滞后,该项目在找到另一家量化团队的同时,建立了项目内部的量化团队,实行内外部混搭的量化交易策略。

而且,目前市场上许多所谓的量化团队其实并非真正的量化交易团队,而是故意将自己包装而成。李赵鑫表示,真正的量化交易要基于大量程序化数据自动执行交易策略,但很多团队的交易核心是交易员的主观交易,他们更多是把量化当做营销手段,去获取大量的资金并从中获益。

量化团队从业者素质参差不齐、缺乏准入门槛也是量化交易市场出现种种问题的原因之一。牛神告诉链捕手,目前数字货币量化团队大多都是传统金融市场的小团队或者入门者,真正厉害的传统金融量化团队还没有真正进入这个市场,这一方面因为传统金融量化市场其实非常赚钱,他们没有动力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另一方面因为合规性存在障碍。

同时,真正有实力的量化机构会倾向于拿自有资金进行量化交易,而不是从外部获取资金、为投资人服务,这就进一步压缩了市面上优秀量化团队的空间。「如果拿投资人的钱去做交易,对方至少要拿走收益的一半,而即便自己缺资金去找其他人借款,10-15%的借款利息也比前者更划算。」某知名量化机构负责人王喻黎(化名)说。

而从业者专业能力缺乏则往往会导致项目方资产遭遇重大损失。以今年年初的ZBG交易所封号事件为例,正是当事人发现了该交易所PCC/ZT交易对出现了机器人下单设置错误,并利用该设置错误的规律完成了一波挂高卖单和低买单的操作,在两天时间内盈利约70万ZT,当时价值约为人民币 20 万元。


04 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未来
 

综合来看,数字货币量化交易当前仍处于一个相当杂乱的阶段,几乎所有交易行为都发生在阴暗处,缺乏行业规范与自律,致使行业频繁出现各种乱象,乃至于在许多投资人、项目方的认知中越来越负面,彼此的信任程度也被大幅削弱。

据链捕手了解,许多项目由于熊市资金紧张、被量化团队坑过之后,选择暂时放弃寻找量化团队提供流动性等服务,许多量化团队的订单客户量都在下降,并尝试开拓更多营收渠道。贺炯则向链捕手表示,其项目接下来计划尝试更加低成本的流动性供给方案,例如基于Bancor协议发行币种。

如今,数字货币量化团队们长期野蛮发展的负面后面已经充分显现,自身的阶段性难题也暴露出来,这个市场很可能正迎来一场影响深远的大洗牌。

尽管多名受访者都表示,较长时间内数字货币量化市场在合规化等方面难有突破,但如今阶段数字货币量化市场仍有许多契机,例如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的应用、更多传统量化机构入场等,进而带动整个量化行业的自我升级与规范化。


(作者/龚荃宇,编辑/潘宇波)

乌克兰完成国家数字货币E-Hryvnia试点计划

地区chainb 发表了文章 • 2019-02-26 11:42 • 来自相关话题

当地新闻机构Interfax Ukraine于2月22日报道,乌克兰中央银行已完成其国家数字货币e-hryvnia的试点计划。

据支付网络和创新增长部门负责人Aleksandr Yablunivskiy透露,对这个概念,乌克兰国家银行(NBU)已经考虑了至少一年,并于2018年12月开始试点。

“去年年底,我们开始了一项实用性试点,当时我们按照现行方法向NBU的员工发放了这个新的货币,以评估其实际使用方面和中央银行未来落实项目的能力,同时从使用者处获得反馈,”Intefax引用他的话表示。

乌克兰目前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现金支付,从该国政府之前关于e-hryvnia计划的声明来看,乌克兰似乎很希望就此作出改变。

乌克兰立法者正在继续努力制定适当的立法,以涵盖更广泛的加密货币市场。但针对这些做法的评论褒贬不一,NBU本身声称目前有过多的监管机构活跃在这一领域。

Yablunivskiy补充说,随着NBU完成对试点结果的分析,该银行现在将考虑其下一步行动。

他评论道,“可以说,我们已经处于国家数字货币领域的头部队伍的前列了,因为我们已经迈出了进行实际研究的一步,尽管只是一小步。”

Yablunivksy还指出,不应将e-hryvnia与加密货币混为一谈:

“我们不是在谈论加密货币,我们谈论的是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它既可以通过中心化注册技术,也可以利用去中心化的技术来实现。”

2018年1月,NBU宣布它正在考虑不使用区块链作为其数字货币的底层技术。

正如Cointelegraph报道的那样,在各国希望推出数字版本法定货币的愿望背后隐藏着不同的原因。最广为人知的是委内瑞拉备受争议的Petro币,这个数字代币是在委内瑞拉中央政府支持下的第二流通货币。


原文:Ukraine Completes Pilot Scheme for E-Hryvnia National Digital Currency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William Suberg
编译:Maya 查看全部
740_aHR0cHM6Ly9zMy5jb2ludGVsZWdyYXBoLmNvbS9zdG9yYWdlL3VwbG9hZHMvdmlldy9mOTYxZDY1YjJmOGE1YjlmMmI4OTkxYjYzNTJmNWE4OS5qcGc.jpg

当地新闻机构Interfax Ukraine于2月22日报道,乌克兰中央银行已完成其国家数字货币e-hryvnia的试点计划。

据支付网络和创新增长部门负责人Aleksandr Yablunivskiy透露,对这个概念,乌克兰国家银行(NBU)已经考虑了至少一年,并于2018年12月开始试点。

“去年年底,我们开始了一项实用性试点,当时我们按照现行方法向NBU的员工发放了这个新的货币,以评估其实际使用方面和中央银行未来落实项目的能力,同时从使用者处获得反馈,”Intefax引用他的话表示。

乌克兰目前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现金支付,从该国政府之前关于e-hryvnia计划的声明来看,乌克兰似乎很希望就此作出改变。

乌克兰立法者正在继续努力制定适当的立法,以涵盖更广泛的加密货币市场。但针对这些做法的评论褒贬不一,NBU本身声称目前有过多的监管机构活跃在这一领域。

Yablunivskiy补充说,随着NBU完成对试点结果的分析,该银行现在将考虑其下一步行动。

他评论道,“可以说,我们已经处于国家数字货币领域的头部队伍的前列了,因为我们已经迈出了进行实际研究的一步,尽管只是一小步。”

Yablunivksy还指出,不应将e-hryvnia与加密货币混为一谈:

“我们不是在谈论加密货币,我们谈论的是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它既可以通过中心化注册技术,也可以利用去中心化的技术来实现。”

2018年1月,NBU宣布它正在考虑不使用区块链作为其数字货币的底层技术。

正如Cointelegraph报道的那样,在各国希望推出数字版本法定货币的愿望背后隐藏着不同的原因。最广为人知的是委内瑞拉备受争议的Petro币,这个数字代币是在委内瑞拉中央政府支持下的第二流通货币。


原文:Ukraine Completes Pilot Scheme for E-Hryvnia National Digital Currency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William Suberg
编译:Maya

IBM数字货币副总裁:比特币将达到100万美元,IBM正考虑采用比特币、XRP等数字资产

观点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2-22 10:32 • 来自相关话题

杰西·隆德(Jesse Lund))(左)


科技巨头IBM负责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业务的副总裁杰西·隆德(Jesse Lund)说,他预计比特币的价格最终将达到100万美元。Lund是在接受比较性新闻平台Finder.com采访时做出上述预测的。该网站于2月20日在YouTube上发布了这次采访。

采访快结束时,Lund被问到他预计比特币在今年年底的价格会是多少。他回答说,他认为价格会高于目前的价格,并明确表示,“我认为会在5000美元。”然后他继续他的预言,补充道:

    “我认为比特币总有一天会达到100万美元。”


Lund解释说,他“喜欢这个数字”,因为“如果比特币价值100万美元,那么1聪(satoshi)的价值将与1美分相当。”他指出,以这样的价值计算,整个比特币网络的流动性将超过20万亿美元。然后,他认为,这种流动性可以改变一般的企业支付和高价值支付,他的结论是:

    “我预计今年年底可能会涨到5000美元,但我认为涨幅会更高。”


在采访中,Lund还谈到了IBM与恒星币Stellar (XLM)的合作,以及在IBM的跨境支付网络Blockchain World Wire (BWW)中使用该网络的本地资产。如前所述,IBM在BWW中使用XLM作为中间货币和支付交易费用。

Lund还透露,该公司正在考虑使用其他数字资产,并解释称他们认为“应该有一个生态系统,包含各种各样的数字资产,为它们参与这些跨境支付提供结算工具,网络的参与者应该能够选择这些数字资产和实时协商他们的选择。Lund接着说:

    "我们可能会选择瑞波公司,甚至瑞波币(XRP),也可能是比特币,不过也可能会包含其他工具,如稳定币,甚至很快——但愿是——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此外,Lund强调了IBM的支付网络与Ripple的RippleNet的区别,指出IBM这家科技巨头并不依赖于发行自己打造的支付代币。

根据最近的报道,阿曼市值第二大的银行Bank Dhofar成为了RippleNet的最新成员,它的加入使得向印度的跨境支付成为可能。

IBM在与Stellar于2017年10月结束合作后,于2018年9月推出了BWW支付网络测试版。

大约一周前,加拿大主要加密交易所Coinsquare通过收购StellarX表现出了对区块链的兴趣。StellarX是一家基于Stellar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bitcoin-will-hit-1-million-says-ibms-vp-of-blockchain-jesse-lund
作者:Adrian Zmudzinski
编译:Kyle 查看全部
201902220218136071.jpg

杰西·隆德(Jesse Lund))(左)


科技巨头IBM负责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业务的副总裁杰西·隆德(Jesse Lund)说,他预计比特币的价格最终将达到100万美元。Lund是在接受比较性新闻平台Finder.com采访时做出上述预测的。该网站于2月20日在YouTube上发布了这次采访。

采访快结束时,Lund被问到他预计比特币在今年年底的价格会是多少。他回答说,他认为价格会高于目前的价格,并明确表示,“我认为会在5000美元。”然后他继续他的预言,补充道:


    “我认为比特币总有一天会达到100万美元。”



Lund解释说,他“喜欢这个数字”,因为“如果比特币价值100万美元,那么1聪(satoshi)的价值将与1美分相当。”他指出,以这样的价值计算,整个比特币网络的流动性将超过20万亿美元。然后,他认为,这种流动性可以改变一般的企业支付和高价值支付,他的结论是:


    “我预计今年年底可能会涨到5000美元,但我认为涨幅会更高。”



在采访中,Lund还谈到了IBM与恒星币Stellar (XLM)的合作,以及在IBM的跨境支付网络Blockchain World Wire (BWW)中使用该网络的本地资产。如前所述,IBM在BWW中使用XLM作为中间货币和支付交易费用。

Lund还透露,该公司正在考虑使用其他数字资产,并解释称他们认为“应该有一个生态系统,包含各种各样的数字资产,为它们参与这些跨境支付提供结算工具,网络的参与者应该能够选择这些数字资产和实时协商他们的选择。Lund接着说:


    "我们可能会选择瑞波公司,甚至瑞波币(XRP),也可能是比特币,不过也可能会包含其他工具,如稳定币,甚至很快——但愿是——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此外,Lund强调了IBM的支付网络与Ripple的RippleNet的区别,指出IBM这家科技巨头并不依赖于发行自己打造的支付代币。

根据最近的报道,阿曼市值第二大的银行Bank Dhofar成为了RippleNet的最新成员,它的加入使得向印度的跨境支付成为可能。

IBM在与Stellar于2017年10月结束合作后,于2018年9月推出了BWW支付网络测试版。

大约一周前,加拿大主要加密交易所Coinsquare通过收购StellarX表现出了对区块链的兴趣。StellarX是一家基于Stellar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bitcoin-will-hit-1-million-says-ibms-vp-of-blockchain-jesse-lund
作者:Adrian Zmudzinski
编译:Kyle

关于加密数字货币和传销币,一定要知道的防骗知识全在这里

攻略blockbeats 发表了文章 • 2019-02-05 22:21 • 来自相关话题

新年到了,打着加密数字货币搞传销的也多了。

1 月 26 日,网上流出传销币 BHB 开年会的视频。画面中,一袭红裙的主持人宣布:优秀团队冠军奖励是劳斯莱斯幻影一台。发布者吐槽:「比真正做实事的区块链公司年会土豪多了,这得收割多少韭菜才行啊!」

按照公开信息来看,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售价在 ‎618~2200 万之间,就算是 BHB 团队买了最低配置,价值也逼近 700 万元。这样豪气的大手笔显然和熊市低迷的现状相悖。

事实上,BHB 令人震惊的雄厚资金实力与其性质不无关系。而 BHB,其实就是区块链领域的资金盘项目。所谓的资金盘,就是民间常见的以发展上下线为扩张特征的击鼓传花式传销,最先进去的人可能会赚到,后面的成千上万入局者成为下线,也就是不幸的接盘侠。

加密数字货币项目尽管跑路事件不断,但与这种典型的加密数字货币传销骗局仍有着较大区别。今天就详细介绍下加密数字货币骗局、区块链资金盘骗局与传销币的区别,大家可作为新年防骗知识来积累。


加密数字货币骗局


在区块链项目中,绝大部分项目都会通过发币来募资资金作为项目推进的资金来源。但人性往往会败在金钱面前。面对仅仅依靠信任维持,缺乏法律约束建立的关系,极少项目方会在初期就携款跑路,剩下的大部分在项目推进中资金快速耗尽后离场。

但区块链项目的特殊之处在于,项目方的初衷不是骗钱,买币的投资人也原以为其的梦想买单。二者是基于你情我愿的买卖。并且,很多市场上的加密数字货币项目方跑路,但项目的发行代币却依旧在二级市场保持着良好的趋势。因此,判定一个区块链项目币是否是骗局,不能单纯的用项目方的运营情况做依据。

据 Crowdfundinsider 此前引援《福布斯》(Forbes) 报道,2018 年,仅打着以太坊名头的骗局利润就比 017
年翻了一番。而主要传播渠道,就是社交渠道上的大 V 喊单。

名人大 V 们在各个渠道上毫无顾忌的虚假宣传广告,通常会要求关注者给其转账 ETH,并承诺对方会获得更多回报。但真正无底线的名人大 V 毕竟是少数,大多数时候,名人大 V 是被冒充。

诈骗者用几乎一模一样的头像发布内容,骗取名人大 V 的粉丝信任。鉴于社交平台的熟人关系属性,通常情况下,这种以诈骗为目的,消费名人大 V 粉丝的行为,受骗群体规模较小。一般在诈骗发生一天之内,会有人发现异常告诉原 po,诈骗即被揭穿。

在具体的数量上,据《福布斯》(Forbes) 不久前披露,2018 年,通过网络诈骗 ETH 的数量价值从 2017 年的 170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1.143 亿元)增加到 360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2.4148 亿元)。

3600 万美元,受骗金额超过往年一倍。尽管这一数字与黑客 2018 年上半年盗取的加密数字货币价值超过 11
亿美元相去甚远,但作为第二大市值加密数字货币,以太坊在如此高的知名度下,受骗金额仍然在不断增加,这也代表着与日俱增的加密数字货币骗局。

而据国外分析公司 chainanalysis,以太坊骗局价值攀升的背后,是庞氏骗局在加密数字货币领域内的蔓延。这种典型的区块链骗局,参与者的任何回报都可能来自其他投资者。也就是类似于目前市场上频繁出现的 P2P 跑路潮,项目方等同于 P2P 平台,发布虚假的标的,通过高息诱导出借者投资,之后用后来出借者的钱填补前面的窟窿。

庞氏骗局的可怕之处,其在短期内不会崩盘。例如国外知名的 ETH 骗局,规模庞大,规则更加复杂,以至于从投资者手中总计骗取价值 35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2348 万)的 ETH。

更可怕的是,这类诈骗不容易破获。上文提到的 ETH 骗局,以基于以太坊公链的 DApp 名义运行,以去中心化应用的名义存在,因此吸引到大量的以太坊持币者。《福布斯》在报道该骗局时曾试图寻找项目方联系方式,却发现其唯一的俄语网站已关闭,其网站注册信息中也没有任何有效的联系人信息。

一般情况下,以庞氏骗局为基础模式的骗局不仅短期内难以查证,而随着骗局的改良和规则细化,涉及群体众多的骗局总数在下降,诈骗手段影响到的人却越来越多。也就是说诈骗手段越来越有效,诈骗所用的外壳也愈加防不胜防。

据公开报道,以太坊的区块网络上有多达 2000 左右个涉嫌欺诈的地址。这些账户仅 2018 年涉及的诈骗人数接近 4000 人。换言之,骗子用 2000 个账户从 4000 人手中里骗到了 ETH。当然,这也与 2018 年上半年加密数字货币热潮与 ICO 有直接关系。

在 ICO 火热时期,以诈骗为目的,打着区块链项目幌子的假冒 ICO,会通过赤裸裸的谎言诱导投资者购买所谓加密数字货币,并许以高额的升值价值。一旦募资到手,这些代币就和募资者一样石沉大海,投资者求助无门。


区块链资金盘骗局


如劳斯莱斯幻影奖励方,区块链资金盘游戏大多数时候是对外公开且气焰嚣张的,以赚钱为第一原则的扭曲价值观在这种项目中贯穿始终。

大多数情况下,参与的人都知道,参与这种资金盘项目无异于赌博,但还是抱着侥幸心态进入。妄想在崩盘前拿回本金并获得可观收益。因此资金盘游戏,从来都不缺乏参与者。更可怕的是,部分人为了自己牟取利益,用谎言包装项目拉拢周围的人进入。






这也是为什么 BHB 仅仅在交易所上线 2 个月,就一反熊市常态,在每日巨额交易量的助推下快速占据加密数字货币市值前十一的位置,累计参与人数超过 18 万,总市值超过 11 亿的原因。

BHB 的模式非常简单,分红。项目方给的规则是,获得分红最低需要持币 BHB700 个,项目初期每日分红为 7%,后随着进入群体庞大,下调为 1.3%。这个典型的资金盘骗局,大概是团队明白自己的币 BHB 并没有价值,因此分红的是稳定币 USDT。

BHB 团队从一开始就是冲着「骗」去的,甚至在分红首日请凤姐在微博上打了广告。就像谁也没想到凤姐能够因丑而红一样,BHB 在熊市里,因为直截了当的「骗术」反而受到虚位以待的加密数字货币投资者的青睐。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 18 万人都心甘情愿的跳入如此明显的骗局中。

据深链财经报道,BHB 的热销并不是偶然。其背后的交易所——XBTC 新比特在背后的推动力不可小觑。官方介绍称,XBTC 新比特为 BHB 团队出资 2.6 亿,XBTC 新比特交易所出资 4000 万共同发起。

其年度报告中,XBTC 新比特交易所用户近 24 万人,其中,获得 BHB 分红的人就有近 18 万人,占该交易所总用户的
75%。也有知情人士向深链财经透称新比特就是大漠自己的交易所。

成立于 2018 年 3 月的 XBTC 新比特交易所在众多交易所中并没有优势。但上线 BHB 后,新比特从不知名到被投资者使用到宕机,交易量骤增。交易所的存在感也与日俱增。

此前 4 月底,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曾报道以太坊坊 DAPP 排行榜上的三 D 虚拟货币骗局。该骗局和 BHB 有些类似。三 D 虚拟货币骗局不但有两个去中心化交易所辅助,还有一个交易量排名第三的去中心化游戏帮其获客。

这个项目的玩法是,投资者买入项目方的代币,代币持有者之间可以在项目的交易所上进行交易,但是每次交易要收取 10% 的手续费(ETH)进入公共池里,公共池会把手续费发放给所有投资者。比 BHB 的规则稍微复杂些。

三 D 虚拟货币骗局在官方主页上写着:「加入就已经赚到了。」也就是只要买了其代币,就算不进行买卖交易,仅靠手续费也能盈利。当然,买入的越多,得到的手续费越多。

一般情况下,无论是行情暴涨,还是行情下跌,投资者们买和卖的交易行为都会让投资者赚到钱。但是,如果币价下跌过度,手续费是否能够弥补投资的成本显然是个问题,前期投入者的买币钱很容易打了水漂。

因此,这个项目需要不断地拉新人进来填坑,通过起初几次的大额交易费来向之前的投资者贡献收益。但这种模式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收益越来越低,投资者迟早会察觉到项目的性质。

为刺激投资者加入,PoWH3D 又加入了推荐制度,推荐人只需要买入 5 个 PoWH3D 的 Token 就可以成为超级节点。将 PoWH3D 从旁氏骗局升级到了二级传销。


传销币


区块链传销很多时候是借用区块链名誉,行诈骗之实。好处是诈骗范围局限在一定范围内,坏处是缺乏行之有效的监管,投资者们维权无门。

而传销币则将区块链中的通证经济作为诈骗噱头,吸引的多是社会上毫无金融常识的普通民众,因此受骗群体巨大,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社会影响也相对广泛。在目前众多案例中,以网络为传销的主要途径,受害者少则几万多则数十万。这是普通人防范的重点。

网络传销使用非公开的传播手段,通过层层拉人的病毒式单向传播方式。网络传销的盈利方式是交纳会费,或是享受产品便利,这种方式与传统传销没有本质的区别。

但部分网络传销加入区块链通证经济的概念,通常有自己的网站,和层层加入的会员,使网站的虚拟币产生流动性和价值,以此拉下线,形成一个网络经济的闭环,因此在没有经融基础的群体很容易受骗。

此外,因为此种传销一般缴纳的会费相对较低,会快速吸引中老年人群,而这类群体口口相传,将自己的朋友、亲人全部带入,因此造成的社会影响巨大。目前情况是,很多涉世未深的大学毕业生都会成为目标。


网络传销币具体模式主要有两种:

第一种:实物推销。这种是将传统传销搬到了线上,借助互联网推销产品,发展下线。目前已经发展了众多变种。一般拥有自己的网站或 APP,形成完整的经济闭环,且主要靠下线维持运营开销。

以 2018 年 4 月,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传销典型案例通报——梵公司为例。

梵公司是 2005 年香港人李某成立的传销公司,对外打着进行市场经营活动的幌子,实际做传销诈骗的事情。梵公司从 2005 年 9 月至 2010 年 10
月,5 年共发展会员 15.2 万人,诈骗受众包括山东、河南、河北、北京、内蒙古、江苏、上海等十余省市区。

可怕的是,这类传销变种异常灵活,梵公司至被警方查获,已形成近 150 个层级结构,非法收入超 14 亿元,这其中,支付给会员的奖励就将近 8 亿元。

为了传销诈骗看起来更正规,李某相继在香港和内地注册成立斐梵国际 (亚太) 有限公司、斐贝 (国际) 集团有限公司等多个自然人独资。这些公司都由李某某实际控制,李某利用这些公司招募人员,以网络店铺为渠道销售美体内衣、健康食品、护肤品、日用品,实则是从事传销诈骗活动。

据报道,消费者通过购买给定的套餐成为会员,再通过发展其他人成为会员获得继续购买产品的资格,形成自上而下的金字塔状传销组织。而对会员,梵公司通过对下线会员的管理、会员的活跃度等制定积分奖励制度以及给予实物奖励、旅游奖励等。


第二种:广告弹窗,这种主要是靠广告吸引初始用户,后发展成线下会员,再由初始用户通过亲朋好友的方式传播出去,获得更多用户。此种模式以点击广告给回报获客,用户在线浏览付费广告获得积分,再通过分享行为,累计更高的积分。

目前这种模式也得到改良,积分变成的平台的代币,看广告变成买平台「种子」,将区块链通证经济世俗化,新颖的方式吸引了不少普通群众参与。最近央视财经的报道,河南许昌建安区特大网络传销案,就是典型的案例。

这家公司通过名为 IAC 的平台,兜售平台币「种子」。用高收益吸引客户,采用典型的传销制度,以会员付费注册,拉人头发展下线买「种子」,建立起以「种子」为中心的层层叠加的金字塔式传销组织。同时,以区块链、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和社交平台为噱头,在全国各地疯狂推广。

为了获得更多用户,IAC 鼓励用户发展下线会员,平台用返利模式吸引。用户每拉进来一个新会员,则老会员获得 200 元返利,并且,一旦新会员购买「种子」,则老会员能得到「种子」交易的抽成。

这个传销诈骗组织的聪明之处就在于此。对所有会员拉下线的奖励,其都是给「种子」。也就是说,不管拉了多少人,得到的都是毫无实际价值的「种子」。而传销诈骗组织只要收到新会员的钱,就马上取现。这就是为什么传销诈骗组织最后会留下那么多现金的原因了。

当然,诈骗组织还是很警惕的,每日按时提取现金,随时准备跑路。他们雇佣专门的取款队伍,按照 2% 返佣金,如果取款人取了 100 万,就可以到手 2 万元。在诈骗组织的诸多账户中,每天大额取现的最多数十万,最少的就是在 ATM 机上,把卡里限定的 2 万元全部提现。

根据当地警方通报,在抓获犯罪嫌疑人时,发现其将骗取的高达 13 亿元钱放在一栋别墅里,而这栋价值千万的别墅是其专门买来放钱的。从币圈的传销币案例来看,骗子基本上骗到钱就开始挥霍,跑车、嫩模、游艇,好不快活,这种骗到钱后进行中国最稳健的房产投资的确是少数。

根据 2018 年 4 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打击传销工作的意见》,其中将廊坊、北海、南宁、南京、武汉、长沙、南昌、贵阳、合肥、西安、桂林市等 11 个地方列为 2018 年传销重点整治城市。严重程度可见一斑。

随着新的技术和概念出现,传销骗局的模式也在不断更新,大家在保持警惕的同时,也要及时浏览相关知识,获取防骗技能。 查看全部
7699186af692564a1688966b75d9cbc8.jpg

新年到了,打着加密数字货币搞传销的也多了。

1 月 26 日,网上流出传销币 BHB 开年会的视频。画面中,一袭红裙的主持人宣布:优秀团队冠军奖励是劳斯莱斯幻影一台。发布者吐槽:「比真正做实事的区块链公司年会土豪多了,这得收割多少韭菜才行啊!」

按照公开信息来看,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售价在 ‎618~2200 万之间,就算是 BHB 团队买了最低配置,价值也逼近 700 万元。这样豪气的大手笔显然和熊市低迷的现状相悖。

事实上,BHB 令人震惊的雄厚资金实力与其性质不无关系。而 BHB,其实就是区块链领域的资金盘项目。所谓的资金盘,就是民间常见的以发展上下线为扩张特征的击鼓传花式传销,最先进去的人可能会赚到,后面的成千上万入局者成为下线,也就是不幸的接盘侠。

加密数字货币项目尽管跑路事件不断,但与这种典型的加密数字货币传销骗局仍有着较大区别。今天就详细介绍下加密数字货币骗局、区块链资金盘骗局与传销币的区别,大家可作为新年防骗知识来积累。


加密数字货币骗局


在区块链项目中,绝大部分项目都会通过发币来募资资金作为项目推进的资金来源。但人性往往会败在金钱面前。面对仅仅依靠信任维持,缺乏法律约束建立的关系,极少项目方会在初期就携款跑路,剩下的大部分在项目推进中资金快速耗尽后离场。

但区块链项目的特殊之处在于,项目方的初衷不是骗钱,买币的投资人也原以为其的梦想买单。二者是基于你情我愿的买卖。并且,很多市场上的加密数字货币项目方跑路,但项目的发行代币却依旧在二级市场保持着良好的趋势。因此,判定一个区块链项目币是否是骗局,不能单纯的用项目方的运营情况做依据。

据 Crowdfundinsider 此前引援《福布斯》(Forbes) 报道,2018 年,仅打着以太坊名头的骗局利润就比 017
年翻了一番。而主要传播渠道,就是社交渠道上的大 V 喊单。

名人大 V 们在各个渠道上毫无顾忌的虚假宣传广告,通常会要求关注者给其转账 ETH,并承诺对方会获得更多回报。但真正无底线的名人大 V 毕竟是少数,大多数时候,名人大 V 是被冒充。

诈骗者用几乎一模一样的头像发布内容,骗取名人大 V 的粉丝信任。鉴于社交平台的熟人关系属性,通常情况下,这种以诈骗为目的,消费名人大 V 粉丝的行为,受骗群体规模较小。一般在诈骗发生一天之内,会有人发现异常告诉原 po,诈骗即被揭穿。

在具体的数量上,据《福布斯》(Forbes) 不久前披露,2018 年,通过网络诈骗 ETH 的数量价值从 2017 年的 170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1.143 亿元)增加到 360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2.4148 亿元)。

3600 万美元,受骗金额超过往年一倍。尽管这一数字与黑客 2018 年上半年盗取的加密数字货币价值超过 11
亿美元相去甚远,但作为第二大市值加密数字货币,以太坊在如此高的知名度下,受骗金额仍然在不断增加,这也代表着与日俱增的加密数字货币骗局。

而据国外分析公司 chainanalysis,以太坊骗局价值攀升的背后,是庞氏骗局在加密数字货币领域内的蔓延。这种典型的区块链骗局,参与者的任何回报都可能来自其他投资者。也就是类似于目前市场上频繁出现的 P2P 跑路潮,项目方等同于 P2P 平台,发布虚假的标的,通过高息诱导出借者投资,之后用后来出借者的钱填补前面的窟窿。

庞氏骗局的可怕之处,其在短期内不会崩盘。例如国外知名的 ETH 骗局,规模庞大,规则更加复杂,以至于从投资者手中总计骗取价值 35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2348 万)的 ETH。

更可怕的是,这类诈骗不容易破获。上文提到的 ETH 骗局,以基于以太坊公链的 DApp 名义运行,以去中心化应用的名义存在,因此吸引到大量的以太坊持币者。《福布斯》在报道该骗局时曾试图寻找项目方联系方式,却发现其唯一的俄语网站已关闭,其网站注册信息中也没有任何有效的联系人信息。

一般情况下,以庞氏骗局为基础模式的骗局不仅短期内难以查证,而随着骗局的改良和规则细化,涉及群体众多的骗局总数在下降,诈骗手段影响到的人却越来越多。也就是说诈骗手段越来越有效,诈骗所用的外壳也愈加防不胜防。

据公开报道,以太坊的区块网络上有多达 2000 左右个涉嫌欺诈的地址。这些账户仅 2018 年涉及的诈骗人数接近 4000 人。换言之,骗子用 2000 个账户从 4000 人手中里骗到了 ETH。当然,这也与 2018 年上半年加密数字货币热潮与 ICO 有直接关系。

在 ICO 火热时期,以诈骗为目的,打着区块链项目幌子的假冒 ICO,会通过赤裸裸的谎言诱导投资者购买所谓加密数字货币,并许以高额的升值价值。一旦募资到手,这些代币就和募资者一样石沉大海,投资者求助无门。


区块链资金盘骗局


如劳斯莱斯幻影奖励方,区块链资金盘游戏大多数时候是对外公开且气焰嚣张的,以赚钱为第一原则的扭曲价值观在这种项目中贯穿始终。

大多数情况下,参与的人都知道,参与这种资金盘项目无异于赌博,但还是抱着侥幸心态进入。妄想在崩盘前拿回本金并获得可观收益。因此资金盘游戏,从来都不缺乏参与者。更可怕的是,部分人为了自己牟取利益,用谎言包装项目拉拢周围的人进入。

a883a478ed65be057aabb9e2d778fd45.jpg


这也是为什么 BHB 仅仅在交易所上线 2 个月,就一反熊市常态,在每日巨额交易量的助推下快速占据加密数字货币市值前十一的位置,累计参与人数超过 18 万,总市值超过 11 亿的原因。

BHB 的模式非常简单,分红。项目方给的规则是,获得分红最低需要持币 BHB700 个,项目初期每日分红为 7%,后随着进入群体庞大,下调为 1.3%。这个典型的资金盘骗局,大概是团队明白自己的币 BHB 并没有价值,因此分红的是稳定币 USDT。

BHB 团队从一开始就是冲着「骗」去的,甚至在分红首日请凤姐在微博上打了广告。就像谁也没想到凤姐能够因丑而红一样,BHB 在熊市里,因为直截了当的「骗术」反而受到虚位以待的加密数字货币投资者的青睐。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 18 万人都心甘情愿的跳入如此明显的骗局中。

据深链财经报道,BHB 的热销并不是偶然。其背后的交易所——XBTC 新比特在背后的推动力不可小觑。官方介绍称,XBTC 新比特为 BHB 团队出资 2.6 亿,XBTC 新比特交易所出资 4000 万共同发起。

其年度报告中,XBTC 新比特交易所用户近 24 万人,其中,获得 BHB 分红的人就有近 18 万人,占该交易所总用户的
75%。也有知情人士向深链财经透称新比特就是大漠自己的交易所。

成立于 2018 年 3 月的 XBTC 新比特交易所在众多交易所中并没有优势。但上线 BHB 后,新比特从不知名到被投资者使用到宕机,交易量骤增。交易所的存在感也与日俱增。

此前 4 月底,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曾报道以太坊坊 DAPP 排行榜上的三 D 虚拟货币骗局。该骗局和 BHB 有些类似。三 D 虚拟货币骗局不但有两个去中心化交易所辅助,还有一个交易量排名第三的去中心化游戏帮其获客。

这个项目的玩法是,投资者买入项目方的代币,代币持有者之间可以在项目的交易所上进行交易,但是每次交易要收取 10% 的手续费(ETH)进入公共池里,公共池会把手续费发放给所有投资者。比 BHB 的规则稍微复杂些。

三 D 虚拟货币骗局在官方主页上写着:「加入就已经赚到了。」也就是只要买了其代币,就算不进行买卖交易,仅靠手续费也能盈利。当然,买入的越多,得到的手续费越多。

一般情况下,无论是行情暴涨,还是行情下跌,投资者们买和卖的交易行为都会让投资者赚到钱。但是,如果币价下跌过度,手续费是否能够弥补投资的成本显然是个问题,前期投入者的买币钱很容易打了水漂。

因此,这个项目需要不断地拉新人进来填坑,通过起初几次的大额交易费来向之前的投资者贡献收益。但这种模式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收益越来越低,投资者迟早会察觉到项目的性质。

为刺激投资者加入,PoWH3D 又加入了推荐制度,推荐人只需要买入 5 个 PoWH3D 的 Token 就可以成为超级节点。将 PoWH3D 从旁氏骗局升级到了二级传销。


传销币


区块链传销很多时候是借用区块链名誉,行诈骗之实。好处是诈骗范围局限在一定范围内,坏处是缺乏行之有效的监管,投资者们维权无门。

而传销币则将区块链中的通证经济作为诈骗噱头,吸引的多是社会上毫无金融常识的普通民众,因此受骗群体巨大,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社会影响也相对广泛。在目前众多案例中,以网络为传销的主要途径,受害者少则几万多则数十万。这是普通人防范的重点。

网络传销使用非公开的传播手段,通过层层拉人的病毒式单向传播方式。网络传销的盈利方式是交纳会费,或是享受产品便利,这种方式与传统传销没有本质的区别。

但部分网络传销加入区块链通证经济的概念,通常有自己的网站,和层层加入的会员,使网站的虚拟币产生流动性和价值,以此拉下线,形成一个网络经济的闭环,因此在没有经融基础的群体很容易受骗。

此外,因为此种传销一般缴纳的会费相对较低,会快速吸引中老年人群,而这类群体口口相传,将自己的朋友、亲人全部带入,因此造成的社会影响巨大。目前情况是,很多涉世未深的大学毕业生都会成为目标。


网络传销币具体模式主要有两种:

第一种:实物推销。这种是将传统传销搬到了线上,借助互联网推销产品,发展下线。目前已经发展了众多变种。一般拥有自己的网站或 APP,形成完整的经济闭环,且主要靠下线维持运营开销。

以 2018 年 4 月,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传销典型案例通报——梵公司为例。

梵公司是 2005 年香港人李某成立的传销公司,对外打着进行市场经营活动的幌子,实际做传销诈骗的事情。梵公司从 2005 年 9 月至 2010 年 10
月,5 年共发展会员 15.2 万人,诈骗受众包括山东、河南、河北、北京、内蒙古、江苏、上海等十余省市区。

可怕的是,这类传销变种异常灵活,梵公司至被警方查获,已形成近 150 个层级结构,非法收入超 14 亿元,这其中,支付给会员的奖励就将近 8 亿元。

为了传销诈骗看起来更正规,李某相继在香港和内地注册成立斐梵国际 (亚太) 有限公司、斐贝 (国际) 集团有限公司等多个自然人独资。这些公司都由李某某实际控制,李某利用这些公司招募人员,以网络店铺为渠道销售美体内衣、健康食品、护肤品、日用品,实则是从事传销诈骗活动。

据报道,消费者通过购买给定的套餐成为会员,再通过发展其他人成为会员获得继续购买产品的资格,形成自上而下的金字塔状传销组织。而对会员,梵公司通过对下线会员的管理、会员的活跃度等制定积分奖励制度以及给予实物奖励、旅游奖励等。


第二种:广告弹窗,这种主要是靠广告吸引初始用户,后发展成线下会员,再由初始用户通过亲朋好友的方式传播出去,获得更多用户。此种模式以点击广告给回报获客,用户在线浏览付费广告获得积分,再通过分享行为,累计更高的积分。

目前这种模式也得到改良,积分变成的平台的代币,看广告变成买平台「种子」,将区块链通证经济世俗化,新颖的方式吸引了不少普通群众参与。最近央视财经的报道,河南许昌建安区特大网络传销案,就是典型的案例。

这家公司通过名为 IAC 的平台,兜售平台币「种子」。用高收益吸引客户,采用典型的传销制度,以会员付费注册,拉人头发展下线买「种子」,建立起以「种子」为中心的层层叠加的金字塔式传销组织。同时,以区块链、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和社交平台为噱头,在全国各地疯狂推广。

为了获得更多用户,IAC 鼓励用户发展下线会员,平台用返利模式吸引。用户每拉进来一个新会员,则老会员获得 200 元返利,并且,一旦新会员购买「种子」,则老会员能得到「种子」交易的抽成。

这个传销诈骗组织的聪明之处就在于此。对所有会员拉下线的奖励,其都是给「种子」。也就是说,不管拉了多少人,得到的都是毫无实际价值的「种子」。而传销诈骗组织只要收到新会员的钱,就马上取现。这就是为什么传销诈骗组织最后会留下那么多现金的原因了。

当然,诈骗组织还是很警惕的,每日按时提取现金,随时准备跑路。他们雇佣专门的取款队伍,按照 2% 返佣金,如果取款人取了 100 万,就可以到手 2 万元。在诈骗组织的诸多账户中,每天大额取现的最多数十万,最少的就是在 ATM 机上,把卡里限定的 2 万元全部提现。

根据当地警方通报,在抓获犯罪嫌疑人时,发现其将骗取的高达 13 亿元钱放在一栋别墅里,而这栋价值千万的别墅是其专门买来放钱的。从币圈的传销币案例来看,骗子基本上骗到钱就开始挥霍,跑车、嫩模、游艇,好不快活,这种骗到钱后进行中国最稳健的房产投资的确是少数。

根据 2018 年 4 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打击传销工作的意见》,其中将廊坊、北海、南宁、南京、武汉、长沙、南昌、贵阳、合肥、西安、桂林市等 11 个地方列为 2018 年传销重点整治城市。严重程度可见一斑。

随着新的技术和概念出现,传销骗局的模式也在不断更新,大家在保持警惕的同时,也要及时浏览相关知识,获取防骗技能。

PayPal联合创始人:公司最初旨在创建类似于加密货币的全球货币

资讯chainb 发表了文章 • 2019-02-02 16:13 • 来自相关话题

PayPal联合创始人Luke Nosek表示,他的公司最初希望创建一种独立于银行和政府的数字货币,类似于加密货币。他的评论视频于1月31日上传到加密货币流媒体服务Bloxlive.Tv。

在上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一个小组讨论中,Nosek被问及PayPal或微信支付,一个中国主要即时通讯的应用内支付系统,是否已经解决了与在线交易相关的各种问题,或者加密货币是否也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回答这个问题时,PayPal的联合创始人表示:

    “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一点,但PayPal的最初使命是建立一种全球货币,这种货币可以独立于腐败的银行和政府而免受干扰。”


他继续说道,公司建立了一些在经济上非常强大的东西。然而,Nosek强调,PayPal从未实现其最初的目标,而且其过于中心化,过于依赖大型金融机构,如Visa、Mastercard和SWIFT。

Nosek说,PayPal有义务使这些这些机构保持幸福。他补充道:“我们学会了玩。”

Nosek也是SpaceX的董事会成员,也是另一位PayPal联合创始人Elon Musk的朋友,他感到遗憾的是,他和Musk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开发更接近去中心化加密货币概念的东西。Nosek表示,他们未能这样做是因为投资者迫使地希望他们可以尽快推出产品。

最后,Nosek指出他非常感谢比特币和以太坊开发者创建他们自己的生态系统而不是过早地推动采用,并补充说他希望他们永远不会像PayPal那样从投资者那里得到同样的压力。

PayPal是一个支付系统,其用户活跃数量在2018年第三季度超过了2.54亿,最近为其员工推出了基于区块链的奖励系统。PayPal员工可以获得参与创新相关计划和创意贡献的代币奖励,并可在公司内部交换100多种“体验”。 


原文:PayPal Originally Aimed to Create Global Currency Similar to Crypto, Co-Founder Admits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na Berman
编译:Miracle Zhang 查看全部
740_aHR0cHM6Ly9zMy5jb2ludGVsZWdyYXBoLmNvbS9zdG9yYWdlL3VwbG9hZHMvdmlldy9iNTQwOThlN2YxZDMwMTBmNWI0Yjc4NzE5ZWQ0YjBjYy5qcGc.jpg

PayPal联合创始人Luke Nosek表示,他的公司最初希望创建一种独立于银行和政府的数字货币,类似于加密货币。他的评论视频于1月31日上传到加密货币流媒体服务Bloxlive.Tv。

在上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一个小组讨论中,Nosek被问及PayPal或微信支付,一个中国主要即时通讯的应用内支付系统,是否已经解决了与在线交易相关的各种问题,或者加密货币是否也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回答这个问题时,PayPal的联合创始人表示:


    “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一点,但PayPal的最初使命是建立一种全球货币,这种货币可以独立于腐败的银行和政府而免受干扰。”



他继续说道,公司建立了一些在经济上非常强大的东西。然而,Nosek强调,PayPal从未实现其最初的目标,而且其过于中心化,过于依赖大型金融机构,如Visa、Mastercard和SWIFT。

Nosek说,PayPal有义务使这些这些机构保持幸福。他补充道:“我们学会了玩。”

Nosek也是SpaceX的董事会成员,也是另一位PayPal联合创始人Elon Musk的朋友,他感到遗憾的是,他和Musk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开发更接近去中心化加密货币概念的东西。Nosek表示,他们未能这样做是因为投资者迫使地希望他们可以尽快推出产品。

最后,Nosek指出他非常感谢比特币和以太坊开发者创建他们自己的生态系统而不是过早地推动采用,并补充说他希望他们永远不会像PayPal那样从投资者那里得到同样的压力。

PayPal是一个支付系统,其用户活跃数量在2018年第三季度超过了2.54亿,最近为其员工推出了基于区块链的奖励系统。PayPal员工可以获得参与创新相关计划和创意贡献的代币奖励,并可在公司内部交换100多种“体验”。 


原文:PayPal Originally Aimed to Create Global Currency Similar to Crypto, Co-Founder Admits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na Berman
编译:Miracle Zhang

瑞士钱包公司将生产马绍尔群岛数字货币实物钞票

资讯chainb 发表了文章 • 2019-01-29 11:34 • 来自相关话题

据报道,根据1月28日的公告,总部位于瑞士的“智能卡”钱包制造商Tangem将为马绍尔群岛的国家数字货币Sovereign(SOV)发行实物钞票。

公告显示,生产数字货币实体纸钞的目的,是想要确保公民“无论是否能够进行互联网连接,都可以拥有获取数字货币的公平、平等权力”。该公司表示,此次马绍尔政府的实体SOV将通过一个“可控机制”进行发行。

马绍尔群岛的大卫·保罗(David Paul)部长表示:“Tangem将帮助我们确保所有公民,包括那些生活在偏远外岛的公民,能够使用SOV轻松地进行交易。”

Tangem表示,每张纸钞都将包含一个支持区块链的微处理器,并“结合公众对于纸币的熟悉度和区块链技术的安全性”。该公司在2018年5月曾首次发行数字货币的实体纸钞,当时它生产了10,000个实体比特币(BTC)。

2018年2月,马绍尔群岛共和国首次宣布将发行自己的加密货币,并提供首次代币发行(ICO)和自由交易。两名政府官员表示,一旦发布,Sovereign将与该国的另一种官方货币美元一起流通。

发布国家加密货币的想法在国内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组织中成为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2018年8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敦促马绍尔政府重新考虑发行Sovereign的事宜,称这可能对该国的金融诚信和与外国银行的关系构成风险。

马绍尔总统希尔达·海涅(Hilda Heine)对Sovereign的支持也导致该国议会进行不信任投票。虽然议会最初支持建立国家数字货币,但总统的批评者宣称,拟议的国家支持数字货币计划可能损害该国的声誉。

Heine在2018年11月的不信任投票中险胜,票数为16-16。据报道,总统向议会表示,此次公投是“关于我们自己的政治的公投”,并称赞Sovereign的计划是“我们人民的历史性时刻”。 


原文:Swiss Wallet Firm to Produce Physical Banknotes for Marshall Islands Digital Currency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aron Wood
编译:Miracle Zhang 查看全部
740_aHR0cHM6Ly9zMy5jb2ludGVsZWdyYXBoLmNvbS9zdG9yYWdlL3VwbG9hZHMvdmlldy9hMTkyODAxZWQ4ZDdjYWRkYTBjZGZmMTdhMTkyNTc2Zi5qcGc.jpg

据报道,根据1月28日的公告,总部位于瑞士的“智能卡”钱包制造商Tangem将为马绍尔群岛的国家数字货币Sovereign(SOV)发行实物钞票。

公告显示,生产数字货币实体纸钞的目的,是想要确保公民“无论是否能够进行互联网连接,都可以拥有获取数字货币的公平、平等权力”。该公司表示,此次马绍尔政府的实体SOV将通过一个“可控机制”进行发行。

马绍尔群岛的大卫·保罗(David Paul)部长表示:“Tangem将帮助我们确保所有公民,包括那些生活在偏远外岛的公民,能够使用SOV轻松地进行交易。”

Tangem表示,每张纸钞都将包含一个支持区块链的微处理器,并“结合公众对于纸币的熟悉度和区块链技术的安全性”。该公司在2018年5月曾首次发行数字货币的实体纸钞,当时它生产了10,000个实体比特币(BTC)。

2018年2月,马绍尔群岛共和国首次宣布将发行自己的加密货币,并提供首次代币发行(ICO)和自由交易。两名政府官员表示,一旦发布,Sovereign将与该国的另一种官方货币美元一起流通。

发布国家加密货币的想法在国内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组织中成为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2018年8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敦促马绍尔政府重新考虑发行Sovereign的事宜,称这可能对该国的金融诚信和与外国银行的关系构成风险。

马绍尔总统希尔达·海涅(Hilda Heine)对Sovereign的支持也导致该国议会进行不信任投票。虽然议会最初支持建立国家数字货币,但总统的批评者宣称,拟议的国家支持数字货币计划可能损害该国的声誉。

Heine在2018年11月的不信任投票中险胜,票数为16-16。据报道,总统向议会表示,此次公投是“关于我们自己的政治的公投”,并称赞Sovereign的计划是“我们人民的历史性时刻”。 


原文:Swiss Wallet Firm to Produce Physical Banknotes for Marshall Islands Digital Currency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aron Wood
编译:Miracle Zhang

纽约市经济发展公司将开设区块链中心

地区chainb 发表了文章 • 2019-01-11 10:59 • 来自相关话题

彭博社于1月10日报道,纽约市经济发展公司(NYCEDC)宣布将在曼哈顿开设区块链中心。

纽约市经济发展公司向媒体表示,该中心由NYCEDC与国际贸易组织Global Blockchain Business Council和纽约风险投资基金Future Perfect Ventures的附属公司合作推出。

据报道,该中心位于曼哈顿Flatiron区,约占4000平方英尺,将向公众提供面向区块链的教育服务,例如为软件开发人员提供编程课程。

NYCEDC首席战略官安娜·阿里诺(Ana Arino)在电话采访中向彭博社表示,该组织正在就区块链技术的潜力进行“长线发展”,并希望将纽约置于未来发展的最前沿。阿里诺说到:

“[区块链]是一种新兴技术,因此每年的技术演变必然存在不确定性。虽然我们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我们希望可以在该领域占据一席之地。”

该市首次将“一次性投资10万美元”,NYCEDC也将寻求通过会员费和企业合作伙伴筹集更多资金。据报道,该机构的合作伙伴包括微软公司和国际商业机器公司。

据彭博社报道,该市暂时计划在今年秋季测试区块链技术的使用。

NYCEDC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去年5月首次宣布,计划在该市开设一个以区块链为重点的资源和教育中心。

本月,纽约州立法机构议员宣布,纽约成为美国第一个创建加密货币特别工作组的城市,该工作组旨在研究数字货币的监管、使用和相关定义。 


原文:New York Economic Dev. Non-Profit NYCEDC Opens Blockchain Center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Olivia Capozzalo
编译:Miracle Zhang 查看全部
740_aHR0cHM6Ly9zMy5jb2ludGVsZWdyYXBoLmNvbS9zdG9yYWdlL3VwbG9hZHMvdmlldy80ZTY4NzM0OGZjNDNkMDEyNjJmM2RmYTVjMjdkNWFjMC5qcGc.jpg

彭博社于1月10日报道,纽约市经济发展公司(NYCEDC)宣布将在曼哈顿开设区块链中心。

纽约市经济发展公司向媒体表示,该中心由NYCEDC与国际贸易组织Global Blockchain Business Council和纽约风险投资基金Future Perfect Ventures的附属公司合作推出。

据报道,该中心位于曼哈顿Flatiron区,约占4000平方英尺,将向公众提供面向区块链的教育服务,例如为软件开发人员提供编程课程。

NYCEDC首席战略官安娜·阿里诺(Ana Arino)在电话采访中向彭博社表示,该组织正在就区块链技术的潜力进行“长线发展”,并希望将纽约置于未来发展的最前沿。阿里诺说到:

“[区块链]是一种新兴技术,因此每年的技术演变必然存在不确定性。虽然我们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我们希望可以在该领域占据一席之地。”

该市首次将“一次性投资10万美元”,NYCEDC也将寻求通过会员费和企业合作伙伴筹集更多资金。据报道,该机构的合作伙伴包括微软公司和国际商业机器公司。

据彭博社报道,该市暂时计划在今年秋季测试区块链技术的使用。

NYCEDC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去年5月首次宣布,计划在该市开设一个以区块链为重点的资源和教育中心。

本月,纽约州立法机构议员宣布,纽约成为美国第一个创建加密货币特别工作组的城市,该工作组旨在研究数字货币的监管、使用和相关定义。 


原文:New York Economic Dev. Non-Profit NYCEDC Opens Blockchain Center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Olivia Capozzalo
编译:Miracle Zhang

MIT学者疯狂吐槽Libra,指责Facebook抄袭其论文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7-27 08:16 • 来自相关话题

热衷于阅读货币改革文章的学生在看Facebook的Libra白皮书时,可能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家社交网络公司大肆宣传的全球加密货币项目,有几个方面与去年英国皇家学会公开科学出版物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的设想惊人地相似。

举个例子,Libra白皮书提出了一种数字货币,其价值是稳定的,因为它有一篮子法定货币和短期债务作为支撑。这与麻省理工学院(MIT)的Alex Lipton、Thomas Hardjono和Alex " Sandy " Pentland在2018年7月发表的论文相似,文中描述了一种以资产为支撑的超国家数字代币Tradecoin。(当然,他们提出的资产是石油或农作物等大宗商品)。

Libra协会是一个由27家金融、科技和风投公司组成的团体,致力于Facebook这个项目的发展,这与上述论文中提到管理Tradecoin的联盟组织类似。这两种代币都是为了简化国内和跨境支付,从更高的层面来看,是为了将金融服务扩展到世界上银行不足的地区。当然,Libra和Tradecoin都采用了分布式账本。

是巧合吗?Lipton并不这么认为。

这位MIT Connection Science的学者表示:

    “Libra的实际结构几乎完全照搬了我和Sandy Pentland、Thomas Hardjono去年发表的论文。”


Lipton听起来有点生气,他说Libra的相关文件中根本没有提到这些学者们的贡献,但是,更让人感到受伤的是,这篇论文是皇家学会科学研究的一部分,而且是完全免费的。(与大多数社会杂志不同,这份出版物不需要订阅即可阅读。)

Lipton曾是美国银行全球量化业务负责人,他身兼数职。他建议金融科技项目与央行合作,包括公Utility Settlement Coin的技术提供商Clearmatics。他还是Sila的首席技术官,该平台旨在帮助金融科技公司使用与美元挂钩的稳定货币与金融系统进行互动。

Lipton指出,他与Pentland合著的这篇论文还是Scientific American一期关于货币未来的封面文章。

    “Libra团队不能说他们没有读过这本书。或者说,如果他们没有读过那篇文章,他们可能一开始就不应该做他们正在做的这些事。”


Facebook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

 
Lipton疯狂吐槽Libra
 

公平地说,Libra的经济设计,正如其白皮书所述,旨在与现有的基础设施相辅相成;正如Libra协会所说,他们不想侵犯中央银行的职权。

相比之下,Tradecoin可以被看作是现实世界的挑战者,让“小国家、主权财富基金和退休基金在世界金融体系得到公平的对待,而不是被大型中央银行忽视或者利用,”正如作者在最近的一篇论文指出的那样。

Lipton还指出,由于Tradecoin将由石油或商业作物等硬资产支持,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决定联盟成员的身份。

    “我们考虑的是原材料生产商、跨国组织,或许还有几家大型支付提供商,但肯定不是优步这样的公司。”


Lipton说,无论如何,Libra的一个关键设计问题是,这种代币将以一种“针对金融票据的非免疫方式”发行。

Lipton解释说,由于现金很难获得利息,Libra需要购买政府债券和其他高阶票据作为额外的货币担保。因此,债券的持有者将从Libra获利(消费者将付出资金以换取Libra),这些资金将开始在系统中流通。

此外,Libra还会继续发行代币,如果其能像预期的那样工作,就能像货币一样发挥作用。他说,这样一来,系统中的资金规模将是现在的两倍,这将带来所有负面后果。

    “在发展中国家,这将导致巨大的通货膨胀,因为货币数量将会至少翻倍……我不是货币数量理论的拥护者,但我绝对肯定,随着货币数量的激增,物价将会上涨。”


但这与Libra白皮书中的描述不符。白皮书描述了一种稳定的机制,授权经销商将根据需求购买这一代币,反之,当人们想出售Libra时,他们就会收到相应数量的法币。

但是Lipton声称,不管其设计目标是什么,货币都将在无形中被创造出来。他表示:

    “这与你我购买债券时的情况不同——我们用流通中的货币进行支付,债券做不到这一点——因此,资金不会成倍增长。”


Lipton承认,尽管Libra面临着相当大的监管阻力,但如果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其带来的风险将会是巨大的。

Lipton说,如果美元和欧元单日外汇交易是3万亿美元,而Libra占到其中的10%,其成员节点收10个基点作为交易费用(Visa和万事达收取2%-3%的服务费),这就产生了3亿美元的收益。除此之外,Lipton估计,抵押贷款每年可带来约100亿至200亿美元的利息收入,Libra协会的成员们会赚得盆满钵满。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mit-fellow-accuses-facebook-of-lifting-his-ideas-for-libra-cryptocurrency
作者:Ian Allison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Facebook-Libra-cryptocurrency-bitcoin-shutterstock-1428824264.jpg

热衷于阅读货币改革文章的学生在看Facebook的Libra白皮书时,可能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家社交网络公司大肆宣传的全球加密货币项目,有几个方面与去年英国皇家学会公开科学出版物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的设想惊人地相似。

举个例子,Libra白皮书提出了一种数字货币,其价值是稳定的,因为它有一篮子法定货币和短期债务作为支撑。这与麻省理工学院(MIT)的Alex Lipton、Thomas Hardjono和Alex " Sandy " Pentland在2018年7月发表的论文相似,文中描述了一种以资产为支撑的超国家数字代币Tradecoin。(当然,他们提出的资产是石油或农作物等大宗商品)。

Libra协会是一个由27家金融、科技和风投公司组成的团体,致力于Facebook这个项目的发展,这与上述论文中提到管理Tradecoin的联盟组织类似。这两种代币都是为了简化国内和跨境支付,从更高的层面来看,是为了将金融服务扩展到世界上银行不足的地区。当然,Libra和Tradecoin都采用了分布式账本。

是巧合吗?Lipton并不这么认为。

这位MIT Connection Science的学者表示:


    “Libra的实际结构几乎完全照搬了我和Sandy Pentland、Thomas Hardjono去年发表的论文。”



Lipton听起来有点生气,他说Libra的相关文件中根本没有提到这些学者们的贡献,但是,更让人感到受伤的是,这篇论文是皇家学会科学研究的一部分,而且是完全免费的。(与大多数社会杂志不同,这份出版物不需要订阅即可阅读。)

Lipton曾是美国银行全球量化业务负责人,他身兼数职。他建议金融科技项目与央行合作,包括公Utility Settlement Coin的技术提供商Clearmatics。他还是Sila的首席技术官,该平台旨在帮助金融科技公司使用与美元挂钩的稳定货币与金融系统进行互动。

Lipton指出,他与Pentland合著的这篇论文还是Scientific American一期关于货币未来的封面文章。


    “Libra团队不能说他们没有读过这本书。或者说,如果他们没有读过那篇文章,他们可能一开始就不应该做他们正在做的这些事。”



Facebook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

 
Lipton疯狂吐槽Libra
 

公平地说,Libra的经济设计,正如其白皮书所述,旨在与现有的基础设施相辅相成;正如Libra协会所说,他们不想侵犯中央银行的职权。

相比之下,Tradecoin可以被看作是现实世界的挑战者,让“小国家、主权财富基金和退休基金在世界金融体系得到公平的对待,而不是被大型中央银行忽视或者利用,”正如作者在最近的一篇论文指出的那样。

Lipton还指出,由于Tradecoin将由石油或商业作物等硬资产支持,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决定联盟成员的身份。


    “我们考虑的是原材料生产商、跨国组织,或许还有几家大型支付提供商,但肯定不是优步这样的公司。”



Lipton说,无论如何,Libra的一个关键设计问题是,这种代币将以一种“针对金融票据的非免疫方式”发行。

Lipton解释说,由于现金很难获得利息,Libra需要购买政府债券和其他高阶票据作为额外的货币担保。因此,债券的持有者将从Libra获利(消费者将付出资金以换取Libra),这些资金将开始在系统中流通。

此外,Libra还会继续发行代币,如果其能像预期的那样工作,就能像货币一样发挥作用。他说,这样一来,系统中的资金规模将是现在的两倍,这将带来所有负面后果。


    “在发展中国家,这将导致巨大的通货膨胀,因为货币数量将会至少翻倍……我不是货币数量理论的拥护者,但我绝对肯定,随着货币数量的激增,物价将会上涨。”



但这与Libra白皮书中的描述不符。白皮书描述了一种稳定的机制,授权经销商将根据需求购买这一代币,反之,当人们想出售Libra时,他们就会收到相应数量的法币。

但是Lipton声称,不管其设计目标是什么,货币都将在无形中被创造出来。他表示:


    “这与你我购买债券时的情况不同——我们用流通中的货币进行支付,债券做不到这一点——因此,资金不会成倍增长。”



Lipton承认,尽管Libra面临着相当大的监管阻力,但如果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其带来的风险将会是巨大的。

Lipton说,如果美元和欧元单日外汇交易是3万亿美元,而Libra占到其中的10%,其成员节点收10个基点作为交易费用(Visa和万事达收取2%-3%的服务费),这就产生了3亿美元的收益。除此之外,Lipton估计,抵押贷款每年可带来约100亿至200亿美元的利息收入,Libra协会的成员们会赚得盆满钵满。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mit-fellow-accuses-facebook-of-lifting-his-ideas-for-libra-cryptocurrency
作者:Ian Allison
编译:Wendy

12 个要点,了解 Facebook 数字货币听证会核心信息

资讯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7-17 14:57 • 来自相关话题

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


在 7 月 16 日进行的 「审查 Facebook 发行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顾虑」的 参议院听证会 中,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只有少部分议员发表了对于 Libra 技术创新的认可。会上部分议员还提到了很多关于 Facebook 之前泄露隐私的质疑,以及涉嫌操控 2016 年美国大选等尖锐问题,但由于 David Marcus 不是 Facebook 的 CEO 或 CFO,所以绝大多数回复都是比较官方或者尽可能回避了。

在 David Marcus 发表今早就 已公开的证词 之前,Sherrod Brown 议员就直接抨击 Facebook 公司的历史问题。他说 Facebook 宣称 Libra 希望将更开放的支付工具提供给更多人,但实际上 Facebook 自己只是一个通过算法控制用户能看到什么的平台,曾经还导致过各种社会和隐私问题,如何相信这样的平台来接管我们的交易账本呢?

在 David Marcus 的证词之后就是问答环节,以下是部分问题或者要点摘录:


1、Libra 协会是创立在瑞士的,那到底需不需要美国监管?

当然需要,而且会符合任何监管机构的要求。


2、那该由哪个机构应该来监管,在美国有太多监管机构了。

对于任何监管机构提出的合法监管需求,Libra 和 Calibra 都需要满足。


3、你是否愿意使用 Libra 支付你自己和团队的工资?

愿意。


4、因为 2008 年的金融危机很多大金融机构都倒闭了,如何确保 Libra 和 Calibra 不会倒闭?

通过 Libra 储备机制的保障。


5、如果创建 Calibra 账号的是危险人物怎么办?

在 Calibra 上使用,需要使用政府发行的证件认证,并执行反洗钱等措施。


6、关于 Libra 协会的融资情况,他提到了每个联盟成员都可以给 Libra 项目投入资金,而 Facebook 目前也未确认自己会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7、Microsoft 在 90 年代有个策略就是「拥抱、扩展再消灭」,Libra 是如何防止成为下一个 Microsoft 的 ? 

和当时的情况不一样,因为 Libra 的技术是开源的。


8、关于 Calibra 是否可以和第三方钱包数据共享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用户可以将私钥,数据,账本导出到第三方钱包中。


9、关于 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enger 是否可以内置第三方钱包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Facebook 的平台中不会内置第三方钱包,但可以使用 Calibra 转账给第三方钱包。


10、有个议员算是给加密货币托管商 Anchorage 做了个软广告,说了一大段话描述这家公司。Anchorage 是 Libra 协会的成员之一。


11、为什么选择在瑞士成立 Libra 协会,而不选择美国?

因为希望把 Libra 带给更多人,而且很多其他国际金融机构都选择了瑞士。


12、到底是谁对 libra 协会负责?

协会如何做决定?由 100 名成员选举出的 5-19 名人员组成的理事会。所有协会的提案都会是公开的,而且 100 名成员都有每人一票的投票权,Facebook 也一样。


来源:Examining Facebook’s Proposed Digital Currency and Data Privacy Considerations
整理:潘致雄 查看全部
everything-you-need-to-know-about-facebook-s-libra-cryptocurrency__485515_.jpg


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



在 7 月 16 日进行的 「审查 Facebook 发行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顾虑」的 参议院听证会 中,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只有少部分议员发表了对于 Libra 技术创新的认可。会上部分议员还提到了很多关于 Facebook 之前泄露隐私的质疑,以及涉嫌操控 2016 年美国大选等尖锐问题,但由于 David Marcus 不是 Facebook 的 CEO 或 CFO,所以绝大多数回复都是比较官方或者尽可能回避了。

在 David Marcus 发表今早就 已公开的证词 之前,Sherrod Brown 议员就直接抨击 Facebook 公司的历史问题。他说 Facebook 宣称 Libra 希望将更开放的支付工具提供给更多人,但实际上 Facebook 自己只是一个通过算法控制用户能看到什么的平台,曾经还导致过各种社会和隐私问题,如何相信这样的平台来接管我们的交易账本呢?

在 David Marcus 的证词之后就是问答环节,以下是部分问题或者要点摘录:


1、Libra 协会是创立在瑞士的,那到底需不需要美国监管?

当然需要,而且会符合任何监管机构的要求。


2、那该由哪个机构应该来监管,在美国有太多监管机构了。

对于任何监管机构提出的合法监管需求,Libra 和 Calibra 都需要满足。


3、你是否愿意使用 Libra 支付你自己和团队的工资?

愿意。


4、因为 2008 年的金融危机很多大金融机构都倒闭了,如何确保 Libra 和 Calibra 不会倒闭?

通过 Libra 储备机制的保障。


5、如果创建 Calibra 账号的是危险人物怎么办?

在 Calibra 上使用,需要使用政府发行的证件认证,并执行反洗钱等措施。


6、关于 Libra 协会的融资情况,他提到了每个联盟成员都可以给 Libra 项目投入资金,而 Facebook 目前也未确认自己会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7、Microsoft 在 90 年代有个策略就是「拥抱、扩展再消灭」,Libra 是如何防止成为下一个 Microsoft 的 ? 

和当时的情况不一样,因为 Libra 的技术是开源的。


8、关于 Calibra 是否可以和第三方钱包数据共享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用户可以将私钥,数据,账本导出到第三方钱包中。


9、关于 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enger 是否可以内置第三方钱包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Facebook 的平台中不会内置第三方钱包,但可以使用 Calibra 转账给第三方钱包。


10、有个议员算是给加密货币托管商 Anchorage 做了个软广告,说了一大段话描述这家公司。Anchorage 是 Libra 协会的成员之一。


11、为什么选择在瑞士成立 Libra 协会,而不选择美国?

因为希望把 Libra 带给更多人,而且很多其他国际金融机构都选择了瑞士。


12、到底是谁对 libra 协会负责?

协会如何做决定?由 100 名成员选举出的 5-19 名人员组成的理事会。所有协会的提案都会是公开的,而且 100 名成员都有每人一票的投票权,Facebook 也一样。


来源:Examining Facebook’s Proposed Digital Currency and Data Privacy Considerations
整理:潘致雄

那些听证会上David Marcus回避的问题

资讯onchain 发表了文章 • 2019-07-17 12:51 • 来自相关话题

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对一些尖锐问题避而不谈。

据Techcrunch报道,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避开了以下问题:

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MikeCrapo提问:Facebook是否会收集从Facebook 端口进入购物页面通过Calibra交易的数据? 例如当用户通过Facebook页面发现心仪的产品后,通过Calibra钱包进行交易,这些数据是否会被收集?

Libra负责人Marcus只提到Facebook会为用户提供多种选项进行支付渠道,例如信用卡,借记卡,其他钱包以及Calibra钱包。这可能意味着即使Facebook不知道某用户的Calibra钱包里有多少资产或交易纪录,但它可能能获取用户支付数额,以及在Facebook以及其旗下的社交网站发生的交易数额。

参议员Till提问:“Facebook在构建天秤座Libra项目中投了多少资金?”

Marcus并未正面回答该问题,他表示:“Facebook和Calibra并没有明确计划将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当参议员Toomey问道:“如果Libra天秤座委员会会向成员支付利息,为什么它被视为非营利组织。”Marcus也没有正面回复。

参议员Menendez:“如果发现恐怖组织通过天秤座Libra系统转账,天秤座Libra委员会是否会冻结他们的资产?”

Marcus表示,Calibra和储存用户加密货币Libra天秤座的钱包可以做到这一点,并且可以阻止他们将Libra天秤座转换成法币。但并未提到,Libra天秤座委员会可能无法阻止恐怖组织通过非保管钱包转移资产。

参议员Sinema提问:“如果一名巴基斯坦开发商通过泰国交易所和西班牙钱包盗取一名亚利桑那人的加密货币Libra,美国公民是否有权获得保护以和赔偿?”

Marcus回应道:“美国公民可以使用受到美国保护的Libra天秤座钱包,Libra天秤座委员会也会竭力向用户普及如何避免上当受骗。但是Sinema认为:“如果Libra的设立理念是帮助那些受教育程度较低,收入不高的群体进入金融系统,他们受到诈骗者的影响可能性较高。”


作者:LornaQ 查看全部
1.-Libra-1200x694_.jpg

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对一些尖锐问题避而不谈。

据Techcrunch报道,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避开了以下问题:

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MikeCrapo提问:Facebook是否会收集从Facebook 端口进入购物页面通过Calibra交易的数据? 例如当用户通过Facebook页面发现心仪的产品后,通过Calibra钱包进行交易,这些数据是否会被收集?

Libra负责人Marcus只提到Facebook会为用户提供多种选项进行支付渠道,例如信用卡,借记卡,其他钱包以及Calibra钱包。这可能意味着即使Facebook不知道某用户的Calibra钱包里有多少资产或交易纪录,但它可能能获取用户支付数额,以及在Facebook以及其旗下的社交网站发生的交易数额。

参议员Till提问:“Facebook在构建天秤座Libra项目中投了多少资金?”

Marcus并未正面回答该问题,他表示:“Facebook和Calibra并没有明确计划将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当参议员Toomey问道:“如果Libra天秤座委员会会向成员支付利息,为什么它被视为非营利组织。”Marcus也没有正面回复。

参议员Menendez:“如果发现恐怖组织通过天秤座Libra系统转账,天秤座Libra委员会是否会冻结他们的资产?”

Marcus表示,Calibra和储存用户加密货币Libra天秤座的钱包可以做到这一点,并且可以阻止他们将Libra天秤座转换成法币。但并未提到,Libra天秤座委员会可能无法阻止恐怖组织通过非保管钱包转移资产。

参议员Sinema提问:“如果一名巴基斯坦开发商通过泰国交易所和西班牙钱包盗取一名亚利桑那人的加密货币Libra,美国公民是否有权获得保护以和赔偿?”

Marcus回应道:“美国公民可以使用受到美国保护的Libra天秤座钱包,Libra天秤座委员会也会竭力向用户普及如何避免上当受骗。但是Sinema认为:“如果Libra的设立理念是帮助那些受教育程度较低,收入不高的群体进入金融系统,他们受到诈骗者的影响可能性较高。”


作者:LornaQ

Libra听证会火药十足:监管方难以信任Facebook

资讯guigumitan 发表了文章 • 2019-07-17 12:17 • 来自相关话题

(David Marcus在听证会上,图自TechCrunch)


继去年扎克伯格被美国国会议员们就 Facebook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暴露的数据滥用问题“轮番轰炸”之后,今天,Facebook 又被“传召” 了。

这一次,Libra 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问题成为听证会的主题。

6月18日,随着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币圈最重量级的玩家进场了。这样的大动作,自然逃不过美国监管者警惕的目光。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美东时间 7 月16 日上午 10 点,“Libra 之父”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回答了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一系列尖锐提问。


听证会现场:火力十足、气氛紧张


听证会现场的氛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议员们公开表达了 “Facebook很危险”、“没有人喜欢扎克伯格”、“这里没有人愿意再信任你们”、“Facebook进入支付就是为了让一个已经太过强大的公司变得更强大” 等言辞一再出现。议员们向马库斯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

    鉴于 Facebook 以往已经有着多次肆意操纵用户隐私数据、枉顾新闻专业主义,操纵用户情绪来卖广告等“黑历史”,凭什么现在你来做最需要信任的金融支付之时,要求我们继续信任你?以往你们承诺要努力解决的问题哪一个真正解决了呢?如果你信任Libra,你个人愿意把自己所有资产和薪水都放到上面吗?

    为什么把 Libra 总部放到瑞士而不是美国?Libra 如何有效保护消费者数据,如何应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欺诈和盗用等问题?尤其是 Libra 是跨国界的,如果诈骗者是来自西班牙的,诈骗后果是在另一个国家,你们要遵守哪个国家的法律来保护用户?用户要打电话给哪个法律部门?

    Facebook会允许其他数字钱包在平台上的使用吗?如何处理竞争者关系?

    Libra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委员会到底是哪些人在负责?



面对一个个质疑,马库斯的回答总基调延续了听证会前一天公布的证词里总结的:Libra 将遵守所有美国法规,在美国立法者的担忧得到解决之前不会发币。具体回答如下:

信任问题。人们不必信任Facebook,因为它只是现有 28 个 Libra 基金会成员中的一员,以后可能只是 100 个或更多的理事会成员中的一个。Facebook 只有一票投票权,Libra 建立在开源系统之上,Facebook 不想、也不会控制它。





(现有的Libra基金会的28个成员)


不仅如此,马库斯还表示,愿意将个人资产和薪水都放在 Libra 上,以示对该系统的信任。

此外,马库斯从头到尾多次重复给出的,其他应该信任Facebook做这件事的理由是:

“Facebook选择做这件事,不仅是因为它有资源和能力来做,还因为它认为Libra可以对世界有益。试想一个身处他国的女儿要给母亲汇款,如今要付高昂的转账费用,用的时间还很久。而Libra可以让人们不管身处哪里,都可以用手机迅速、安全、低成本的转钱”。

马库斯还认为,数字货币已经是大趋势,美国在实时支付领域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再主动加入和反应的话,就会冒着在区块链技术竞争上落后的风险,其他国家就会崛起,美国就会继续落后。

Libra 的好处不仅于此,马库斯还认为,Libra “能更好地帮助 Facebook 现有平台上的 9000 多万商业用户降低支付成本,从而创造更多工作”。

监管和用户数据保护 | “Libra基金会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绝对不是为了逃避任何责任,绝不是为了逃避美国法规 ... 尽管它确实在瑞士注册,但它也是在 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管理下注册的”。

至于为什么要注册在瑞士?马库斯的回答是,因为瑞士 “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优势... 世贸组织、国际清算银行都在瑞士。

同时马库斯也强调,Libra 不会在解决美国监管当局的忧虑之前发布,美国应该引领世界数字货币的规则制定。

是否会被用于洗钱乃至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 | “Libra不是一个匿名数字货币,用户不是匿名的,要使用它的数字钱包服务,用户需要上传政府支持的真实身份认证文件,Libra正在跟美国FinCEN (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Libra 协会不能接触到消费用户。Libra系统本身会有高标准的安全编码,如何使用数字货币的金融教育和共识原则也会嵌入到 Libra。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直接销售或直接货币化用户的数据并非“故意为之”,如果它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则会要求用户同意为此目的而使用数据。

商业模式与是否垄断 | Libra 的收入主要会来自两方面:一,Facebook上现有平台上的 9000多万商业用户的支付链条更快捷和低成本带来的平台收益;二,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产生的收益。

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虽然和其它钱包存在竞争关系,但它将会为用户提供多种支付选项,包括信用卡和银行卡。Calibra 将具有互操作性,因此用户可以与其他钱包来回发送资金,数据将具有可移植性,因此用户可以完全切换到竞争对手。

但马库斯同时也表示,在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中,Facebook 只会选择集成自己的Calibra加密货币钱包,并拒绝在其中嵌入竞争钱包。考虑到Facebook各类应用的庞大用户基数,这一独家性,可以使 Calibra 比银行、PayPal、Coinbase 或任何其他潜在的钱包开发商更有优势。

 
Facebook 还值得再被信任吗?


硅谷洞察在整场听证会后感触最深的一点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议员们反反复复在 “我们没办法再信任Facebook” 这一点上打转。

美国区块链权威媒体 CoinDesk 发文称,本次听证会议员们提问的关于 Facebook 本身的问题显然更多,而关于加密技术、区块链技术本身的问题很少,文章作者认为,这或许体现出法律制定者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超过了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不信任。

多次就信任问题发难的 Sherrod Brown 在随后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也坦承,很难让美国人信任一个巨头公司。“美国人不信任华尔街,他们现在把这些大的技术公司也列为‘同流合污’的对象。






马库斯也在听证会结束后发 Twitter 再次强调:“在我们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问题之前,我们不会启动 Libra。 我们也认识到,对于Calibra钱包来说,信任是至关重要的。"






有趣的是,关于 Libra 的监管,马库斯提到,由于 Libra 基金会注册在瑞士,关于用户数据隐私的问题,将自然会接受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

但是,FDPIC 的发言人 Hugo Wyler 在接受美国媒体 CNBC 采访时却表示:“直到今天,我们尚未与 Libra 的发起人交流过。我们希望 Facebook 或 Libra 的其他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为我们提供具体真实的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督能力的程度”。

硅谷洞察就 Libra 听证会的热点,咨询了硅谷的一些区块链从业者。

一位做区块链节点运营服务的朋友提到,从技术角度来看,Libra 使用的是 PoS 共识机制,将带来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去中心化的实现在于不同类型的节点将因为其参与维护网络、确认交易而获得经济回报的激励。而至于回报率如何制定,规则到底是由基金会所有成员来投票决定、还是由 Facebook 这样牵头的巨头来决定,目前还是未知。

另有行业人士提出,Libra 未来的合规成本只会更高。因为任何接触美国服务器的资金转移都必须接受监管 —— 即便交易双方都在美国境外,除非 Libra 在美国不设节点,数据和美国的所有数据中心隔离。

但这样来看,Libra 如果未来不收取高额的手续费,似乎只能靠 “卖数据” 变现支持系统的运营,这将又回到他们被社会和执法者质疑最多的问题上。

 
Libra VS 中国:数字货币的全球性挑战?


在本次听证会上,马库斯提出的 “美国在实时支付上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主动来做,很有可能会落后” 的观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国内已经无处不在的手机移动支付。

Facebook 提出的 Libra 通过服务平台商家便捷支付,以及和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提供更多服务的盈利模式也与国内的微信和支付宝有相似之处。仅就实时支付来看,微信便是“社交+支付”的成功范例,但是微信毕竟只是国内用户主导,说到底是“只支付,不跨境”,而全球社交却是 Facebook 最拿手的优势。

那么,Libra 会进入中国吗?

有可能,但可能性很低。在中国能有足够体量与之抗衡的最大可能就只有微信。尽管不够国际范,用户基础也不到 Facebook 总数的一半,可微信渗透的应用场景却很强大。但微信上所有的支付必须依托银行,直接使用法定货币,银行系统为微信支付承担了身份认证和转账结算这两大业务。

看来,微信的社交再厉害,目前也未能撼动传统的金融模式,而 Libra 却是直接对银行构成了威胁。

你看好 Libra 吗?对本次 Libra 听证会,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


感谢硅谷洞察特约作者金霞、Susan Wu,以及行业人士Xiaohan Zhu、Emily Xu等对本文的贡献 查看全部
201907170751121.jpeg

(David Marcus在听证会上,图自TechCrunch)


继去年扎克伯格被美国国会议员们就 Facebook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暴露的数据滥用问题“轮番轰炸”之后,今天,Facebook 又被“传召” 了。

这一次,Libra 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问题成为听证会的主题。

6月18日,随着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币圈最重量级的玩家进场了。这样的大动作,自然逃不过美国监管者警惕的目光。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美东时间 7 月16 日上午 10 点,“Libra 之父”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回答了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一系列尖锐提问。


听证会现场:火力十足、气氛紧张


听证会现场的氛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议员们公开表达了 “Facebook很危险”、“没有人喜欢扎克伯格”、“这里没有人愿意再信任你们”、“Facebook进入支付就是为了让一个已经太过强大的公司变得更强大” 等言辞一再出现。议员们向马库斯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


    鉴于 Facebook 以往已经有着多次肆意操纵用户隐私数据、枉顾新闻专业主义,操纵用户情绪来卖广告等“黑历史”,凭什么现在你来做最需要信任的金融支付之时,要求我们继续信任你?以往你们承诺要努力解决的问题哪一个真正解决了呢?如果你信任Libra,你个人愿意把自己所有资产和薪水都放到上面吗?

    为什么把 Libra 总部放到瑞士而不是美国?Libra 如何有效保护消费者数据,如何应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欺诈和盗用等问题?尤其是 Libra 是跨国界的,如果诈骗者是来自西班牙的,诈骗后果是在另一个国家,你们要遵守哪个国家的法律来保护用户?用户要打电话给哪个法律部门?

    Facebook会允许其他数字钱包在平台上的使用吗?如何处理竞争者关系?

    Libra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委员会到底是哪些人在负责?




面对一个个质疑,马库斯的回答总基调延续了听证会前一天公布的证词里总结的:Libra 将遵守所有美国法规,在美国立法者的担忧得到解决之前不会发币。具体回答如下:

信任问题。人们不必信任Facebook,因为它只是现有 28 个 Libra 基金会成员中的一员,以后可能只是 100 个或更多的理事会成员中的一个。Facebook 只有一票投票权,Libra 建立在开源系统之上,Facebook 不想、也不会控制它。

201907170751132.jpeg

(现有的Libra基金会的28个成员)


不仅如此,马库斯还表示,愿意将个人资产和薪水都放在 Libra 上,以示对该系统的信任。

此外,马库斯从头到尾多次重复给出的,其他应该信任Facebook做这件事的理由是:

“Facebook选择做这件事,不仅是因为它有资源和能力来做,还因为它认为Libra可以对世界有益。试想一个身处他国的女儿要给母亲汇款,如今要付高昂的转账费用,用的时间还很久。而Libra可以让人们不管身处哪里,都可以用手机迅速、安全、低成本的转钱”。

马库斯还认为,数字货币已经是大趋势,美国在实时支付领域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再主动加入和反应的话,就会冒着在区块链技术竞争上落后的风险,其他国家就会崛起,美国就会继续落后。

Libra 的好处不仅于此,马库斯还认为,Libra “能更好地帮助 Facebook 现有平台上的 9000 多万商业用户降低支付成本,从而创造更多工作”。

监管和用户数据保护 | “Libra基金会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绝对不是为了逃避任何责任,绝不是为了逃避美国法规 ... 尽管它确实在瑞士注册,但它也是在 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管理下注册的”。

至于为什么要注册在瑞士?马库斯的回答是,因为瑞士 “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优势... 世贸组织、国际清算银行都在瑞士。

同时马库斯也强调,Libra 不会在解决美国监管当局的忧虑之前发布,美国应该引领世界数字货币的规则制定。

是否会被用于洗钱乃至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 | “Libra不是一个匿名数字货币,用户不是匿名的,要使用它的数字钱包服务,用户需要上传政府支持的真实身份认证文件,Libra正在跟美国FinCEN (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Libra 协会不能接触到消费用户。Libra系统本身会有高标准的安全编码,如何使用数字货币的金融教育和共识原则也会嵌入到 Libra。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直接销售或直接货币化用户的数据并非“故意为之”,如果它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则会要求用户同意为此目的而使用数据。

商业模式与是否垄断 | Libra 的收入主要会来自两方面:一,Facebook上现有平台上的 9000多万商业用户的支付链条更快捷和低成本带来的平台收益;二,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产生的收益。

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虽然和其它钱包存在竞争关系,但它将会为用户提供多种支付选项,包括信用卡和银行卡。Calibra 将具有互操作性,因此用户可以与其他钱包来回发送资金,数据将具有可移植性,因此用户可以完全切换到竞争对手。

但马库斯同时也表示,在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中,Facebook 只会选择集成自己的Calibra加密货币钱包,并拒绝在其中嵌入竞争钱包。考虑到Facebook各类应用的庞大用户基数,这一独家性,可以使 Calibra 比银行、PayPal、Coinbase 或任何其他潜在的钱包开发商更有优势。

 
Facebook 还值得再被信任吗?


硅谷洞察在整场听证会后感触最深的一点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议员们反反复复在 “我们没办法再信任Facebook” 这一点上打转。

美国区块链权威媒体 CoinDesk 发文称,本次听证会议员们提问的关于 Facebook 本身的问题显然更多,而关于加密技术、区块链技术本身的问题很少,文章作者认为,这或许体现出法律制定者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超过了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不信任。

多次就信任问题发难的 Sherrod Brown 在随后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也坦承,很难让美国人信任一个巨头公司。“美国人不信任华尔街,他们现在把这些大的技术公司也列为‘同流合污’的对象。

201907170751133.jpeg


马库斯也在听证会结束后发 Twitter 再次强调:“在我们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问题之前,我们不会启动 Libra。 我们也认识到,对于Calibra钱包来说,信任是至关重要的。"

201907170751144.jpeg


有趣的是,关于 Libra 的监管,马库斯提到,由于 Libra 基金会注册在瑞士,关于用户数据隐私的问题,将自然会接受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

但是,FDPIC 的发言人 Hugo Wyler 在接受美国媒体 CNBC 采访时却表示:“直到今天,我们尚未与 Libra 的发起人交流过。我们希望 Facebook 或 Libra 的其他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为我们提供具体真实的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督能力的程度”。

硅谷洞察就 Libra 听证会的热点,咨询了硅谷的一些区块链从业者。

一位做区块链节点运营服务的朋友提到,从技术角度来看,Libra 使用的是 PoS 共识机制,将带来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去中心化的实现在于不同类型的节点将因为其参与维护网络、确认交易而获得经济回报的激励。而至于回报率如何制定,规则到底是由基金会所有成员来投票决定、还是由 Facebook 这样牵头的巨头来决定,目前还是未知。

另有行业人士提出,Libra 未来的合规成本只会更高。因为任何接触美国服务器的资金转移都必须接受监管 —— 即便交易双方都在美国境外,除非 Libra 在美国不设节点,数据和美国的所有数据中心隔离。

但这样来看,Libra 如果未来不收取高额的手续费,似乎只能靠 “卖数据” 变现支持系统的运营,这将又回到他们被社会和执法者质疑最多的问题上。

 
Libra VS 中国:数字货币的全球性挑战?


在本次听证会上,马库斯提出的 “美国在实时支付上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主动来做,很有可能会落后” 的观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国内已经无处不在的手机移动支付。

Facebook 提出的 Libra 通过服务平台商家便捷支付,以及和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提供更多服务的盈利模式也与国内的微信和支付宝有相似之处。仅就实时支付来看,微信便是“社交+支付”的成功范例,但是微信毕竟只是国内用户主导,说到底是“只支付,不跨境”,而全球社交却是 Facebook 最拿手的优势。

那么,Libra 会进入中国吗?

有可能,但可能性很低。在中国能有足够体量与之抗衡的最大可能就只有微信。尽管不够国际范,用户基础也不到 Facebook 总数的一半,可微信渗透的应用场景却很强大。但微信上所有的支付必须依托银行,直接使用法定货币,银行系统为微信支付承担了身份认证和转账结算这两大业务。

看来,微信的社交再厉害,目前也未能撼动传统的金融模式,而 Libra 却是直接对银行构成了威胁。

你看好 Libra 吗?对本次 Libra 听证会,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


感谢硅谷洞察特约作者金霞、Susan Wu,以及行业人士Xiaohan Zhu、Emily Xu等对本文的贡献

深度 | Q币17年浮沉史,对Facebook发币有什么启示?

特写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3 11:34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不就是Q币吗?”在Facebook的Libra推出当天,就有网友这样调侃。

但除了吃瓜群众的调侃之言,几乎没有人会真的把libra等同于Q币。毕竟相对于中国网友耳熟能详的Q币,libra从各个方面看着都要高大上许多:“对标法币的稳定币”、“合作门槛极高”、“无国界货币”、“普惠金融基础”、“为世界而生”,这似乎完全不是吃瓜群众常用来买QQ秀的Q币所能类比的。

可被大家所遗忘的是,曾几何时,Q币也被网友们作为结算工具,在虚拟世界里流通,甚至隐隐有成为虚拟“一般等价物”之势。腾讯作为Q币的发行者,也几乎成了虚拟世界的“央行”。

彼时,Q币在国内掀起的舆论风暴、监管争论,一点也不比现在Libra引起的风波小。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同为“虚拟货币”,Q币自诞生、发展到辉煌,再到现在回归本源,这波澜壮阔的旅程,也许能为Libra的改变世界之路带来一丝启示。

 
出鞘


时光回溯到2000年4月,这一个月,狂飙近两年的纳斯达克指数突然毫无征兆地暴跌,之后短短几个月,市场就蒸发8.3万亿美元。

彼时,腾讯虽然还未上市,但也被泡沫裹挟。最惨的时候,账面上只剩1万人民币。但幸运的是,腾讯在股灾前一刻从IDG与盈科手中拿到了救命钱,惊险地赢得喘息时间。

这是互联网创业者们最黑暗最冰冷的时刻,泡沫破灭,哀鸿遍野。幸存的互联网公司们在焦头烂额寻找新的方向和新的盈利方式。

机会留给了幸存者。

“移动梦网”成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根救命稻草。这项由中国移动推出的短信增值业务,腾讯凭借“移动QQ”成为最大受益者,不仅实现了第一次单月盈亏平衡,而且不到一年实现净利润超过1000万。

“网游”算是半根救命稻草。之所以在当时只能算“半根”,是因为互联网上一个致命的问题没有解决——支付。

比如,中国最早的棋牌休闲网络游戏“联众游戏”,一年多时间注册用户2000多万,月活用户300万。虽然用户数量突飞猛进,但却找不到适合游戏玩家们的付费方式。

据《腾讯传》描述,中国与美国互联网产业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金融信用体系的缺失,“长期以来,如何建立自己自己的支付体系困扰着所有的经营者”。

网上支付问题同样让腾讯焦头烂额。因为腾讯在QQ收费上的一系列试验全部扑街:广告、会员制、企业服务反响寥寥;QQ号码注册收费让腾讯陷入第一次舆论风波。

马化腾将这些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支付方式的缺失:“当时的中国青年消费者几乎没有人拥有信用卡,他们必须要跑到邮局去汇款,很少有网友乐意为了每月10元往邮局跑的。”

这是腾讯当年最大的尴尬:手握1亿用户,但QQ却像“饿死鬼投胎”,融的钱、赚的钱全砸在QQ上,但却依然找不到直接盈利的办法。

转机,在一家叫“九城”的游戏公司中萌芽。

九城创始人朱骏提出了一种收费模式 “游戏币”。他们与上海电信发行联名卡,100元上网卡中含15元的“九城游戏币”。

朱骏还发明了“九城点数”,玩家可以用联名卡里的“游戏币”购买“点数”,然后可以玩一款付费游戏,或者在其他游戏中押注。

“九城游戏币”、“九城点数”,这应该是国内最早的公司发行的专属虚拟货币。

凭借专属的虚拟货币和一部分上网费用分成,2001年7月,九城月收入达到200万元,300万注册用户中付费用户高达10万人。

“虚拟货币”模式开始在网上复制,2002年,腾讯发行了自己的专属虚拟货币“Q币”。

实际上,关于“Q币名字”,还有一段历史。

据《站长之家》报道,为了给腾讯自己的支付代码起一个“吉利”的名字,当时腾讯员工冥思苦想了几个晚上,在Q元、Q币、Q宝等名字中犹豫不决。

最终拍板“Q币”,是因为觉得“用户容易理解”。

Q币规则非常简单:一元人民币可以购买一Q币,付费用户通过等值面额卡的卡号、密码“充值”,充值的Q币和QQ账号绑定。

“有了自己的虚拟货币,也许情况会好一些。”马化腾认为。

 
求生


可有了Q币的支撑,腾讯情况真的只是“好一些”。

一开始,Q币是“食之无味的鸡肋”——因为没有好的使用场景。

拿当年腾讯的付费试验之一“QQ会员业务”为例,以现在的眼光再看当时的付费业务,其实也算鸡肋,比如网络收藏夹、好友列表保存、“靓号”等。

结果,QQ会员,一个月只有几百个用户愿意加入,每个月收入只有两三万,半年内只有3000个会员。而使用Q币支付的,更是寥寥无几。

付费场景没有打开,Q币也被冷藏。直到一款革命性的收费产品的横空出世,Q币才第一次展现出魅力。

2003年1月24日,QQ秀上线。现在我们看起来司空见惯的虚拟形象,将成为未来腾讯帝国的第一块基石。






当时,针对QQ秀产品,腾讯内部还有专门的项目计划书——阿凡达。

“阿凡达”实际上是韩国sayclub.com社区网站开发功能,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更换虚拟形象,比如发型、表情、服饰和场景,这些虚拟商品,需要付费购买。

按照这个思路,腾讯进行了新的付费尝试。为了推广QQ秀,腾讯先给每个QQ会员赠送价值10元的Q币,使他们成为QQ秀的种子用户。

结果,QQ秀受欢迎程度出乎意料。在QQ秀上线半年后,有500万人购买了这项服务,平均花费5元,2003年,QQ秀产生的收入,达到当时短信移动QQ的1/8。

这些价格在5毛到1元的虚拟物品,让腾讯在移动梦网之外找到了新的互联网增值业务,而且是一个由腾讯全面主导的、有巨大想象空间的业务。

“网络也是一个世界,一个我们可以实现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世界”,腾讯阿凡达项目计划书上有这样一句话。如果说QQ秀为“梦想世界”提供可能,那么Q币就链接了腾讯的梦想世界。

在QQ会员、QQ秀之后,腾讯接连推出了QQ空间、QQ游戏、红钻贵族等钻石体系,组成了一个独立的、闭环式运转的QQ世界。

Q币,是这个世界的唯一支付方式。

看到这里,我们再对比Facebook推出Libra的愿景,透过“为世界而生”、“普惠金融的基础”、“无国界的货币”这些高大上的描述,我们可以发现二者的惊人相似点:

Q币和Libra,一个为真实世界接入了虚拟世界,一个在虚拟世界链接了真实世界;

双方都脱胎于金融体系缺失,前者为了解决网络支付的可能,后者为了解决跨国结算的困难。

但是单纯的工具并不够,没有足够数量使用者的工具不足以生存并发展。

而要真正落地,还需要具体的大众接受的使用场景,这点Q币依靠QQ秀产生了突破,那么Libra的场景在哪里?

Libra官方的期望是合作机构优先在自己的场景内应用,最优先的场景是跨境支付。但考虑政治、利益、成本等诸多现实因素,可能还是先在Fackbook内部寻找突破场景更为快速便捷。

那如果有了场景,Libra是不是接下来一切就是康庄大道了呢?

再让我们回归Q币的旅程,去寻找答案——

 
发展


80后、90后应该还会有这样的记忆——打电话用话费充值Q币,在网吧、书报亭买Q币的点卡。

事实上,在线上推出一系列Q币消费场景后,2003年,腾讯开始搭建一套完整的Q币销售体系。总的来说,线上线下,三条渠道:

1 和电信旗下的声讯台合作,签订代销Q币协议,用户拨打16885885便可以购买Q币,所得收入,腾讯与声讯台五五分成。这个模式从杭州开启,迅速被复制到全国300多个声讯台。

2 与网吧建立了Q币销售的渠道,腾讯短时间内拓展了1万多家网吧。

3 自有的在线支付系统。

“对于腾讯来说,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制度系统是战略性的成功,这也是中美两国社区型网站在盈利模式上分道扬镳的标志性时间。”《腾讯传》这样评价。

有了消费场景和销售渠道,腾讯的财报变的越来越亮眼:

2003年底,在红钻推出后,腾讯每月虚拟道具的收入突破千万。

2004年6月,腾讯在港交所主板正式挂牌。

2005年, 腾讯总收入14.264亿元,互联网增值服务(主要是Q币)收入占7.867亿元。






到了2006年,仅第一季度,腾讯的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人民币4.365亿元,并且即时通讯QQ注册人数已经达到5.315亿。

在这个财报发出来后,腾讯在媒体上有了“帝国”的称呼——虚拟世界里的中央帝国。

如果说腾讯是帝国,那么Q币就是这个帝国唯一货币。随着腾讯业务扩大,QQ用户暴增,Q币的辐射范围也越来越大。

事实上,当时虚拟货币已经有了完整的产业链。据《站长之家报道》,网络游戏点卡、销售渠道、代理经营商已经快速发展起来,“一时间,各种各样的网络游戏充值卡铺满了大大小小的软件店、网吧和书报亭” 。

当时,市面流通的网络虚拟货币不下10种,如Q币、泡币、U币、百度币、酷币、魔兽币、天堂币、盛大点券等。

但只有腾讯的“Q币”,跳脱了自身体系,被网民广泛接受,甚至被质疑是“一般等价物”而受到监管点名关注。

 
扩散


在2003~2006年腾讯高速发展时期,Q币开始逐步跳出了腾讯生态外。

Q币先是在网上虚拟世界流通:

中小型论坛给版主的工资就是Q币;

《传奇》游戏玩家们用Q币买卖道具;

媒体“成都网友王先生”的赚钱之道,一个月仅靠卖Q币就能赚近4000元。

紧接着,专业的Q币交易场所出现:

专门的“打金”工作室、对话平台出现,Q币成为各个游戏道具、论坛积分交换中介;

据《京华时报》2006年调查,在淘宝网上,出售Q币的店铺多达8000余个,遍布国内各个省市;2006年的超女总决赛中,粉丝购买虚拟货币Q币投票,淘宝网一天Q币的交易额就超过50万 。

最后,Q币交易蔓延到线下:

当时,已经有网友成功用Q币换电脑配件,1000Q币?换到了一个硬盘盒,这可比比特币换披萨划算得多;

专业的打金工作室得到Q币后,再将Q币出售给当地网吧的玩家,转化为人民币。

到2005年,“Q币交易”已经成为完整的产业化体系。从人民币到Q币再到人民币,Q币在地下悄悄流通,成为网上虚拟世界的“等价物”。






事实上,Q币并不是完美的“交易中介”,它有很多缺陷,但全被网友一一克服:

首先,腾讯Q币和和QQ账号绑定,官方无法转账,那么交易双方要如何“转账”?

交易者先把Q币转化为QQ公司游戏中的“游戏币”,再把游戏币“输给”另外一个账号,然后把游戏币转化为Q币。

据《京华时报》报道,“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Q币完成完美转移,第一个转账问题解决。

其次,腾讯没有开通双向兑付,这意味着,在腾讯体系里,Q币不能再换成人民币。

但腾讯没有,其他中介平台可以——专门的第三方平台出现,主业就是将Q币兑换成人民币。

更有意思的,网友给腾讯Q币定价——官方的1块太贵,6毛左右比较合适。需求高的时候,涨价8毛,囤多了就跌到4毛。

“其实现在买卖Q币的,大部分都不是为了享受QQ提供的服务”, Q币脱离了腾讯体系,Q币逐渐成为网络“等价物”。

这一切超脱了腾讯预料。

实际上,从某种程度而言,Q币在底下流通,腾讯是受害者。

因为Q币的货源,大部分来源于“QQ黑客”,他们用专业工具盗取QQ账户获得Q币再低价出售。

时任公关部助理总经理宋旸称,网上贩卖的Q币来源基本上是通过盗号的方式获得,腾讯公司坚决抵制和打击这种行为。

除此之外,Q币也不是完美的货币,它依然存在信任问题。

如果是重要游戏道具、大额交易,网友们还是会选择同城交易;异地的虚拟网上交易依旧存在风险。

事实上,当时已经存在“信任的担保网站”,双方把装备和Q币都给这个网站,然后再由机构转发。但这种方式,一是要收取一定手续费,二是担保网站本身信用存疑。

但对于一些小额的网络商品,Q币已经能满足交易双方需求。

还有一个问题,是腾讯对“地下交易”的态度,一旦被腾讯发现,就会被没收Q币或者封号。

但这依旧挡不住网友的使用热情。

“用Q币的人多,腾讯公司信誉不错,大家都放心用Q币进行交换。”一名Q币店铺老板称。

时任深圳脑库经济学专家郑磊曾对媒体表示,据不完全统计,当时Q币使用者超过两亿人。业内人士估计,当时国内互联网已具备每年几十亿元的虚拟货币市场规模,并以15%~20%的速度成长。

而经济学家早就指出,只要人们信任虚拟货币的发行机构,这种货币就能像真实货币一样发挥效用,成为“一般等价物”。

“Q币只是方便用户使用增值服务的一种渠道,它是个商品,只能在腾讯这个特定环境下才有价值,离开腾讯,它就不具有交换的功能。”

“Q币是一种统计代码,并非一种货币,并未在QQ之外领域流通。”

腾讯多次强调这些观点。

但经过几年发展后,Q币完全跳出了腾讯体系,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虚拟世界的“一般的等价物”,这个结果腾讯自己也未必预料到。

可以看到,Q币的登顶之路,依赖于快速扩展的发行渠道、丰富多彩的使用场景,当量变引起质变,在较大范围内,建立受众的信用共识。

而Libra的发展也必将类似,除了找到适合的场景外,还需要场景和渠道能够快速扩张、触达足够的普通人并依靠场景锁定客户带来一般性共识,这才是达成Libra愿景的关键一步。

这一步已经千难万难,可还不是成功的彼岸,在这之后,如同Q币一样,Libra也必须与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正面角力,那就是——监管。

 
激辩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既然成为了事实上的“一般等价物”,自然逃不脱监管与舆论的关注,Q币也不例外。

在2005、2006年,已经有零星的声音,在讨论Q币在网上使用“泛滥”问题,但真正揭开舆论风暴的,是一篇文章。

2006年第7期的《法制与新闻》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作者是时任江西科技师范学院法学院客座教授杨涛,他在文章中讨论了网络上四个“怪象”:虚拟财产、虚拟货币、虚拟人、网婚。

Q币是这篇文章的第二部分“虚拟货币”的重点讨论对象:

杨涛认为,现在Q币已经超出腾讯公司提供的服务范围,正在逐步成为网上的一种交易工具。

“在虚拟的世界中,有足够多的人认可某种‘货币’的价值,该货币就完全可能成为物质交换的替代单位,现在QQ使用人数有数千万,已经具有这个认同的基础。”

“如果虚拟货币充当了货币的功能,而这种虚拟货币充又是由商家随意发行,其总量也不受到限制,必然会对我国的金融秩序产生冲击。”

“Q币将冲击我国金融秩序、冲击人民币体系”,这个观点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Q币从一个公司的产品,被形容成威胁央行威胁金融稳定的“危险份子”。

当时,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门户网站,甚至境外媒体都在讨论Q币是否是虚拟货币,是否已经具备了货币属性。网易还推出了调查投票,最终有一半以上的投票网友,认为“Q币冲击人民币”。

烈火烹油之际,杨涛又发表了第二篇文章,给央行的《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这篇文章中,杨涛承认,Q币目前只是具备了“货币”的某些属性,根本还不能与人民币相提并论,其要成为所谓的“货币”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虽然不具备回兑功能是Q币具备“货币”功能的一大障碍,但是,杨涛表示,并不能由此绝对说Q币不能形成一般等价物属性,不会具备“货币”的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和价值贮藏手段的功能。

“因为,‘货币’只要在市场被认可,能用其来进行交易,不需要回兑功能也可能成为一般等价物。”

杨涛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Q币继续按照现有的发展趋势,则有可能形成‘冲击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






舆论再一次被点燃,围绕“Q币是不是货币”话题,知名学者、专家展开论战。

一方,支持杨涛言论,认为Q币已经具备货币属性。

互联网评论家顺风认为,货币具备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和世界货币的五大职能,而Q币已在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四个方面部分具备了货币功能,其一般等价物属性正在加强,Q币的确已开始出现新的货币形态的“萌芽”。

一方则认为,Q币只是商品,冲击人民币体系纯属危言耸听。

律师于国富坚持认为,Q币并不是电子货币,“市面上的人民币绝对不会因为有多少人买了Q币就会多印刷,网络货币的发行是以人们的购买量为基础的,跟国家金融体系毫无关系”。

更现实的观点是,腾讯不可能开通Q币与人民币的双向兑换,否则会面临巨大风险:一是自身的资金链断裂;二是遭遇恶性挤兑。“任何商业公司都不会去冒这个风险,只为出一个成为“虚拟央行”的风头。”互联网实验室梁春晓分析。

一方从理论角度剖析,认为Q币不是货币;一方在说趋势,“Q币”在短时间内获得网友认可,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是否会成为网络世界唯一货币?

双方争论不休,央行也出面表态:已经开始关注虚拟货币话题,并且正在认真研究之中;包括虚拟货币在内的电子货币将成为继电子支付后又一个监管重点。

“说到Q币已冲击人民币,我个人判断还没有到这么严重的程度。” 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李超表示,“ 如果说有通过虚拟货币的渠道进行洗钱犯罪的话,这是人民银行需要高度关注的问题和打击的一个方面”

讨论最激烈的时候,甚至有专家呼吁建立中国“网上布雷顿森林体系”:将虚拟货币和人民币挂钩,人民币再和金属货币挂钩,保证虚拟货币发行在公司能力控制范围内,完善虚拟货币回收环节,开放官方回收虚拟货币渠道。

如果当时这一步迈出去,Q币也会成为事实上的“稳定币”。

而旋涡中的腾讯则还是坚持一贯的态度:从未想过发行“货币”,公司也不认为Q币会成为虚拟货币;Q币只是服务于腾讯体系内,在体系外毫无价值。

但腾讯却一直没有公布自己发了多少Q币,并且表示,不反对用户私下交流Q币。

最终,监管在2007年2月到来:中国14家部委以及央行联合发起了针对虚拟货币交易行为的专项打击行动。

通知说,将“加强对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货币的规范和管理,防范虚拟货币冲击现实经济和金融秩序”;“政府将禁止倒卖虚拟货币,并要求经营企业严格区分虚拟交易和电子商务的实物交易”。

几个月后,在腾讯公布第一季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有分析师问:“针对Q币的监管政策产生了什么直接影响?”

“没有影响。”腾讯总裁刘炽平回答,“去年底关于Q币是虚拟货币的传言毫无道理。”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腾讯调整了Q币设计:下调了用户间转让Q币的数量,关闭了将游戏积分转成Q币的渠道,减少Q币在市场上的流通量。

 
回归


之后Q币的故事,可能不会让加密货币信徒们满意: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崛起,监管集中在了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崛起,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

网上购买、消费,再也不是问题,也不再需要Q币。

Q币也慢慢回到最初的模样,只存在于腾讯生态中。

而Q币再次回到监管口中,是在2013年,作为互联网虚拟货币与比特币并列。

2013年第七届中国银行家高峰论坛上,时任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灵发表了主题演讲《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银行创新》 ,其中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中央银行要严格地监管银行是因为它能够创造货币。现在互联网上有互联网上的货币,比如说Q币、还有现在的比特币等等,互联网也在创造货币。

    凡是能够创造货币的,如果能够对社会公众产生比较大的影响的,监管当局应该对它进行监管。

    全球进入到了信用货币时代,全球主要靠一个主权国家的货币在进行交易,美联储的一举一动能够影响牵动全球的金融市场。货币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因而对货币视而不见、不管是不可能的。只不过现在在虚拟网络上所出现的货币的交易量有限,现在为止监管当局还没有直接监管,但是迟早这个问题会提上日程上来。


时光荏苒,在后来的数字货币关注者眼中,Q币已经“泯然众人矣”,用Q币支付项目尾款的段子,已经被大家当成了笑谈。

可谁又会想过,这个段子曾经是那么真实,甚至差点成为你我的日常?

而这会儿再看马化腾对于Libra的评论,“技术都很成熟,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已然是别样风味。

“只不过那时没有区块链技术。”有区块链从业者向31QU感慨。

 
未来


相对于Q币,Libra无论从愿景、实力、技术等上看,都要大出许多;可相应的,困难也会成倍增长。

无论是切实的落地场景,还是快速扩展的可能,这些本身都已经是数字货币急需解决的难点。

也不同于Q币兴起时,电子支付领域还几乎是空白,Libra现在面对的,是法币电子支付领域成熟的产品筑的壁垒。

虽然Libra的战略是面向弱国替代主权货币,可是第三世界国家孱弱的电子支付基础设施,也会成为Libra的难题。

更何况,在这一切都解决后,Libra还会直面监管的压力,“货币无国界”,但“无国界货币”的组织和成员可都是有国籍的。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数字货币引领的一场变革就要到来。G20峰会上,关注“数字货币、加密资产”已然成为一个热点话题。

从“铱星计划”到马斯克的“全球Starlink”,从Q币到Libra,技术一直在变,可人类的梦想却始终不变。

马云评价QQ和Q币时曾说,“QQ的确有点可怕,他的攻击总是悄悄的。”

悄悄的,数字货币的变革也早已开启。



部分参考资料:

1 《腾讯传》 吴晓波著

2 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

3 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4 Q币引发大讨论 央行拟明年监管虚拟货币

5 网民地下交易买卖Q币引发央行关注

6 Q币被盗走向谁喊冤 可买实物监管却成空白

7 三方激辩Q币民间交易

8 腾讯Q币真的会扰乱国家金融秩序?

9 刘炽平:针对Q币的炒作对腾讯没任何影响

10 全国人大常委吴晓灵称比特币应纳入监管


文 :31QU 墨菲 查看全部
tencent-qq.jpg

“这不就是Q币吗?”在Facebook的Libra推出当天,就有网友这样调侃。

但除了吃瓜群众的调侃之言,几乎没有人会真的把libra等同于Q币。毕竟相对于中国网友耳熟能详的Q币,libra从各个方面看着都要高大上许多:“对标法币的稳定币”、“合作门槛极高”、“无国界货币”、“普惠金融基础”、“为世界而生”,这似乎完全不是吃瓜群众常用来买QQ秀的Q币所能类比的。

可被大家所遗忘的是,曾几何时,Q币也被网友们作为结算工具,在虚拟世界里流通,甚至隐隐有成为虚拟“一般等价物”之势。腾讯作为Q币的发行者,也几乎成了虚拟世界的“央行”。

彼时,Q币在国内掀起的舆论风暴、监管争论,一点也不比现在Libra引起的风波小。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同为“虚拟货币”,Q币自诞生、发展到辉煌,再到现在回归本源,这波澜壮阔的旅程,也许能为Libra的改变世界之路带来一丝启示。

 
出鞘


时光回溯到2000年4月,这一个月,狂飙近两年的纳斯达克指数突然毫无征兆地暴跌,之后短短几个月,市场就蒸发8.3万亿美元。

彼时,腾讯虽然还未上市,但也被泡沫裹挟。最惨的时候,账面上只剩1万人民币。但幸运的是,腾讯在股灾前一刻从IDG与盈科手中拿到了救命钱,惊险地赢得喘息时间。

这是互联网创业者们最黑暗最冰冷的时刻,泡沫破灭,哀鸿遍野。幸存的互联网公司们在焦头烂额寻找新的方向和新的盈利方式。

机会留给了幸存者。

“移动梦网”成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根救命稻草。这项由中国移动推出的短信增值业务,腾讯凭借“移动QQ”成为最大受益者,不仅实现了第一次单月盈亏平衡,而且不到一年实现净利润超过1000万。

“网游”算是半根救命稻草。之所以在当时只能算“半根”,是因为互联网上一个致命的问题没有解决——支付。

比如,中国最早的棋牌休闲网络游戏“联众游戏”,一年多时间注册用户2000多万,月活用户300万。虽然用户数量突飞猛进,但却找不到适合游戏玩家们的付费方式。

据《腾讯传》描述,中国与美国互联网产业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金融信用体系的缺失,“长期以来,如何建立自己自己的支付体系困扰着所有的经营者”。

网上支付问题同样让腾讯焦头烂额。因为腾讯在QQ收费上的一系列试验全部扑街:广告、会员制、企业服务反响寥寥;QQ号码注册收费让腾讯陷入第一次舆论风波。

马化腾将这些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支付方式的缺失:“当时的中国青年消费者几乎没有人拥有信用卡,他们必须要跑到邮局去汇款,很少有网友乐意为了每月10元往邮局跑的。”

这是腾讯当年最大的尴尬:手握1亿用户,但QQ却像“饿死鬼投胎”,融的钱、赚的钱全砸在QQ上,但却依然找不到直接盈利的办法。

转机,在一家叫“九城”的游戏公司中萌芽。

九城创始人朱骏提出了一种收费模式 “游戏币”。他们与上海电信发行联名卡,100元上网卡中含15元的“九城游戏币”。

朱骏还发明了“九城点数”,玩家可以用联名卡里的“游戏币”购买“点数”,然后可以玩一款付费游戏,或者在其他游戏中押注。

“九城游戏币”、“九城点数”,这应该是国内最早的公司发行的专属虚拟货币。

凭借专属的虚拟货币和一部分上网费用分成,2001年7月,九城月收入达到200万元,300万注册用户中付费用户高达10万人。

“虚拟货币”模式开始在网上复制,2002年,腾讯发行了自己的专属虚拟货币“Q币”。

实际上,关于“Q币名字”,还有一段历史。

据《站长之家》报道,为了给腾讯自己的支付代码起一个“吉利”的名字,当时腾讯员工冥思苦想了几个晚上,在Q元、Q币、Q宝等名字中犹豫不决。

最终拍板“Q币”,是因为觉得“用户容易理解”。

Q币规则非常简单:一元人民币可以购买一Q币,付费用户通过等值面额卡的卡号、密码“充值”,充值的Q币和QQ账号绑定。

“有了自己的虚拟货币,也许情况会好一些。”马化腾认为。

 
求生


可有了Q币的支撑,腾讯情况真的只是“好一些”。

一开始,Q币是“食之无味的鸡肋”——因为没有好的使用场景。

拿当年腾讯的付费试验之一“QQ会员业务”为例,以现在的眼光再看当时的付费业务,其实也算鸡肋,比如网络收藏夹、好友列表保存、“靓号”等。

结果,QQ会员,一个月只有几百个用户愿意加入,每个月收入只有两三万,半年内只有3000个会员。而使用Q币支付的,更是寥寥无几。

付费场景没有打开,Q币也被冷藏。直到一款革命性的收费产品的横空出世,Q币才第一次展现出魅力。

2003年1月24日,QQ秀上线。现在我们看起来司空见惯的虚拟形象,将成为未来腾讯帝国的第一块基石。

201907031052021.jpeg


当时,针对QQ秀产品,腾讯内部还有专门的项目计划书——阿凡达。

“阿凡达”实际上是韩国sayclub.com社区网站开发功能,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更换虚拟形象,比如发型、表情、服饰和场景,这些虚拟商品,需要付费购买。

按照这个思路,腾讯进行了新的付费尝试。为了推广QQ秀,腾讯先给每个QQ会员赠送价值10元的Q币,使他们成为QQ秀的种子用户。

结果,QQ秀受欢迎程度出乎意料。在QQ秀上线半年后,有500万人购买了这项服务,平均花费5元,2003年,QQ秀产生的收入,达到当时短信移动QQ的1/8。

这些价格在5毛到1元的虚拟物品,让腾讯在移动梦网之外找到了新的互联网增值业务,而且是一个由腾讯全面主导的、有巨大想象空间的业务。

“网络也是一个世界,一个我们可以实现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世界”,腾讯阿凡达项目计划书上有这样一句话。如果说QQ秀为“梦想世界”提供可能,那么Q币就链接了腾讯的梦想世界。

在QQ会员、QQ秀之后,腾讯接连推出了QQ空间、QQ游戏、红钻贵族等钻石体系,组成了一个独立的、闭环式运转的QQ世界。

Q币,是这个世界的唯一支付方式。

看到这里,我们再对比Facebook推出Libra的愿景,透过“为世界而生”、“普惠金融的基础”、“无国界的货币”这些高大上的描述,我们可以发现二者的惊人相似点:

Q币和Libra,一个为真实世界接入了虚拟世界,一个在虚拟世界链接了真实世界;

双方都脱胎于金融体系缺失,前者为了解决网络支付的可能,后者为了解决跨国结算的困难。

但是单纯的工具并不够,没有足够数量使用者的工具不足以生存并发展。

而要真正落地,还需要具体的大众接受的使用场景,这点Q币依靠QQ秀产生了突破,那么Libra的场景在哪里?

Libra官方的期望是合作机构优先在自己的场景内应用,最优先的场景是跨境支付。但考虑政治、利益、成本等诸多现实因素,可能还是先在Fackbook内部寻找突破场景更为快速便捷。

那如果有了场景,Libra是不是接下来一切就是康庄大道了呢?

再让我们回归Q币的旅程,去寻找答案——

 
发展


80后、90后应该还会有这样的记忆——打电话用话费充值Q币,在网吧、书报亭买Q币的点卡。

事实上,在线上推出一系列Q币消费场景后,2003年,腾讯开始搭建一套完整的Q币销售体系。总的来说,线上线下,三条渠道:

1 和电信旗下的声讯台合作,签订代销Q币协议,用户拨打16885885便可以购买Q币,所得收入,腾讯与声讯台五五分成。这个模式从杭州开启,迅速被复制到全国300多个声讯台。

2 与网吧建立了Q币销售的渠道,腾讯短时间内拓展了1万多家网吧。

3 自有的在线支付系统。

“对于腾讯来说,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制度系统是战略性的成功,这也是中美两国社区型网站在盈利模式上分道扬镳的标志性时间。”《腾讯传》这样评价。

有了消费场景和销售渠道,腾讯的财报变的越来越亮眼:

2003年底,在红钻推出后,腾讯每月虚拟道具的收入突破千万。

2004年6月,腾讯在港交所主板正式挂牌。

2005年, 腾讯总收入14.264亿元,互联网增值服务(主要是Q币)收入占7.867亿元。

201907031052022.jpeg


到了2006年,仅第一季度,腾讯的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人民币4.365亿元,并且即时通讯QQ注册人数已经达到5.315亿。

在这个财报发出来后,腾讯在媒体上有了“帝国”的称呼——虚拟世界里的中央帝国。

如果说腾讯是帝国,那么Q币就是这个帝国唯一货币。随着腾讯业务扩大,QQ用户暴增,Q币的辐射范围也越来越大。

事实上,当时虚拟货币已经有了完整的产业链。据《站长之家报道》,网络游戏点卡、销售渠道、代理经营商已经快速发展起来,“一时间,各种各样的网络游戏充值卡铺满了大大小小的软件店、网吧和书报亭” 。

当时,市面流通的网络虚拟货币不下10种,如Q币、泡币、U币、百度币、酷币、魔兽币、天堂币、盛大点券等。

但只有腾讯的“Q币”,跳脱了自身体系,被网民广泛接受,甚至被质疑是“一般等价物”而受到监管点名关注。

 
扩散


在2003~2006年腾讯高速发展时期,Q币开始逐步跳出了腾讯生态外。

Q币先是在网上虚拟世界流通:

中小型论坛给版主的工资就是Q币;

《传奇》游戏玩家们用Q币买卖道具;

媒体“成都网友王先生”的赚钱之道,一个月仅靠卖Q币就能赚近4000元。

紧接着,专业的Q币交易场所出现:

专门的“打金”工作室、对话平台出现,Q币成为各个游戏道具、论坛积分交换中介;

据《京华时报》2006年调查,在淘宝网上,出售Q币的店铺多达8000余个,遍布国内各个省市;2006年的超女总决赛中,粉丝购买虚拟货币Q币投票,淘宝网一天Q币的交易额就超过50万 。

最后,Q币交易蔓延到线下:

当时,已经有网友成功用Q币换电脑配件,1000Q币?换到了一个硬盘盒,这可比比特币换披萨划算得多;

专业的打金工作室得到Q币后,再将Q币出售给当地网吧的玩家,转化为人民币。

到2005年,“Q币交易”已经成为完整的产业化体系。从人民币到Q币再到人民币,Q币在地下悄悄流通,成为网上虚拟世界的“等价物”。

201907031052024.jpeg


事实上,Q币并不是完美的“交易中介”,它有很多缺陷,但全被网友一一克服:

首先,腾讯Q币和和QQ账号绑定,官方无法转账,那么交易双方要如何“转账”?

交易者先把Q币转化为QQ公司游戏中的“游戏币”,再把游戏币“输给”另外一个账号,然后把游戏币转化为Q币。

据《京华时报》报道,“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Q币完成完美转移,第一个转账问题解决。

其次,腾讯没有开通双向兑付,这意味着,在腾讯体系里,Q币不能再换成人民币。

但腾讯没有,其他中介平台可以——专门的第三方平台出现,主业就是将Q币兑换成人民币。

更有意思的,网友给腾讯Q币定价——官方的1块太贵,6毛左右比较合适。需求高的时候,涨价8毛,囤多了就跌到4毛。

“其实现在买卖Q币的,大部分都不是为了享受QQ提供的服务”, Q币脱离了腾讯体系,Q币逐渐成为网络“等价物”。

这一切超脱了腾讯预料。

实际上,从某种程度而言,Q币在底下流通,腾讯是受害者。

因为Q币的货源,大部分来源于“QQ黑客”,他们用专业工具盗取QQ账户获得Q币再低价出售。

时任公关部助理总经理宋旸称,网上贩卖的Q币来源基本上是通过盗号的方式获得,腾讯公司坚决抵制和打击这种行为。

除此之外,Q币也不是完美的货币,它依然存在信任问题。

如果是重要游戏道具、大额交易,网友们还是会选择同城交易;异地的虚拟网上交易依旧存在风险。

事实上,当时已经存在“信任的担保网站”,双方把装备和Q币都给这个网站,然后再由机构转发。但这种方式,一是要收取一定手续费,二是担保网站本身信用存疑。

但对于一些小额的网络商品,Q币已经能满足交易双方需求。

还有一个问题,是腾讯对“地下交易”的态度,一旦被腾讯发现,就会被没收Q币或者封号。

但这依旧挡不住网友的使用热情。

“用Q币的人多,腾讯公司信誉不错,大家都放心用Q币进行交换。”一名Q币店铺老板称。

时任深圳脑库经济学专家郑磊曾对媒体表示,据不完全统计,当时Q币使用者超过两亿人。业内人士估计,当时国内互联网已具备每年几十亿元的虚拟货币市场规模,并以15%~20%的速度成长。

而经济学家早就指出,只要人们信任虚拟货币的发行机构,这种货币就能像真实货币一样发挥效用,成为“一般等价物”。

“Q币只是方便用户使用增值服务的一种渠道,它是个商品,只能在腾讯这个特定环境下才有价值,离开腾讯,它就不具有交换的功能。”

“Q币是一种统计代码,并非一种货币,并未在QQ之外领域流通。”

腾讯多次强调这些观点。

但经过几年发展后,Q币完全跳出了腾讯体系,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虚拟世界的“一般的等价物”,这个结果腾讯自己也未必预料到。

可以看到,Q币的登顶之路,依赖于快速扩展的发行渠道、丰富多彩的使用场景,当量变引起质变,在较大范围内,建立受众的信用共识。

而Libra的发展也必将类似,除了找到适合的场景外,还需要场景和渠道能够快速扩张、触达足够的普通人并依靠场景锁定客户带来一般性共识,这才是达成Libra愿景的关键一步。

这一步已经千难万难,可还不是成功的彼岸,在这之后,如同Q币一样,Libra也必须与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正面角力,那就是——监管。

 
激辩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既然成为了事实上的“一般等价物”,自然逃不脱监管与舆论的关注,Q币也不例外。

在2005、2006年,已经有零星的声音,在讨论Q币在网上使用“泛滥”问题,但真正揭开舆论风暴的,是一篇文章。

2006年第7期的《法制与新闻》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作者是时任江西科技师范学院法学院客座教授杨涛,他在文章中讨论了网络上四个“怪象”:虚拟财产、虚拟货币、虚拟人、网婚。

Q币是这篇文章的第二部分“虚拟货币”的重点讨论对象:

杨涛认为,现在Q币已经超出腾讯公司提供的服务范围,正在逐步成为网上的一种交易工具。

“在虚拟的世界中,有足够多的人认可某种‘货币’的价值,该货币就完全可能成为物质交换的替代单位,现在QQ使用人数有数千万,已经具有这个认同的基础。”

“如果虚拟货币充当了货币的功能,而这种虚拟货币充又是由商家随意发行,其总量也不受到限制,必然会对我国的金融秩序产生冲击。”

“Q币将冲击我国金融秩序、冲击人民币体系”,这个观点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Q币从一个公司的产品,被形容成威胁央行威胁金融稳定的“危险份子”。

当时,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门户网站,甚至境外媒体都在讨论Q币是否是虚拟货币,是否已经具备了货币属性。网易还推出了调查投票,最终有一半以上的投票网友,认为“Q币冲击人民币”。

烈火烹油之际,杨涛又发表了第二篇文章,给央行的《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这篇文章中,杨涛承认,Q币目前只是具备了“货币”的某些属性,根本还不能与人民币相提并论,其要成为所谓的“货币”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虽然不具备回兑功能是Q币具备“货币”功能的一大障碍,但是,杨涛表示,并不能由此绝对说Q币不能形成一般等价物属性,不会具备“货币”的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和价值贮藏手段的功能。

“因为,‘货币’只要在市场被认可,能用其来进行交易,不需要回兑功能也可能成为一般等价物。”

杨涛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Q币继续按照现有的发展趋势,则有可能形成‘冲击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

201907031052035.jpeg


舆论再一次被点燃,围绕“Q币是不是货币”话题,知名学者、专家展开论战。

一方,支持杨涛言论,认为Q币已经具备货币属性。

互联网评论家顺风认为,货币具备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和世界货币的五大职能,而Q币已在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四个方面部分具备了货币功能,其一般等价物属性正在加强,Q币的确已开始出现新的货币形态的“萌芽”。

一方则认为,Q币只是商品,冲击人民币体系纯属危言耸听。

律师于国富坚持认为,Q币并不是电子货币,“市面上的人民币绝对不会因为有多少人买了Q币就会多印刷,网络货币的发行是以人们的购买量为基础的,跟国家金融体系毫无关系”。

更现实的观点是,腾讯不可能开通Q币与人民币的双向兑换,否则会面临巨大风险:一是自身的资金链断裂;二是遭遇恶性挤兑。“任何商业公司都不会去冒这个风险,只为出一个成为“虚拟央行”的风头。”互联网实验室梁春晓分析。

一方从理论角度剖析,认为Q币不是货币;一方在说趋势,“Q币”在短时间内获得网友认可,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是否会成为网络世界唯一货币?

双方争论不休,央行也出面表态:已经开始关注虚拟货币话题,并且正在认真研究之中;包括虚拟货币在内的电子货币将成为继电子支付后又一个监管重点。

“说到Q币已冲击人民币,我个人判断还没有到这么严重的程度。” 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李超表示,“ 如果说有通过虚拟货币的渠道进行洗钱犯罪的话,这是人民银行需要高度关注的问题和打击的一个方面”

讨论最激烈的时候,甚至有专家呼吁建立中国“网上布雷顿森林体系”:将虚拟货币和人民币挂钩,人民币再和金属货币挂钩,保证虚拟货币发行在公司能力控制范围内,完善虚拟货币回收环节,开放官方回收虚拟货币渠道。

如果当时这一步迈出去,Q币也会成为事实上的“稳定币”。

而旋涡中的腾讯则还是坚持一贯的态度:从未想过发行“货币”,公司也不认为Q币会成为虚拟货币;Q币只是服务于腾讯体系内,在体系外毫无价值。

但腾讯却一直没有公布自己发了多少Q币,并且表示,不反对用户私下交流Q币。

最终,监管在2007年2月到来:中国14家部委以及央行联合发起了针对虚拟货币交易行为的专项打击行动。

通知说,将“加强对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货币的规范和管理,防范虚拟货币冲击现实经济和金融秩序”;“政府将禁止倒卖虚拟货币,并要求经营企业严格区分虚拟交易和电子商务的实物交易”。

几个月后,在腾讯公布第一季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有分析师问:“针对Q币的监管政策产生了什么直接影响?”

“没有影响。”腾讯总裁刘炽平回答,“去年底关于Q币是虚拟货币的传言毫无道理。”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腾讯调整了Q币设计:下调了用户间转让Q币的数量,关闭了将游戏积分转成Q币的渠道,减少Q币在市场上的流通量。

 
回归


之后Q币的故事,可能不会让加密货币信徒们满意: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崛起,监管集中在了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崛起,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

网上购买、消费,再也不是问题,也不再需要Q币。

Q币也慢慢回到最初的模样,只存在于腾讯生态中。

而Q币再次回到监管口中,是在2013年,作为互联网虚拟货币与比特币并列。

2013年第七届中国银行家高峰论坛上,时任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灵发表了主题演讲《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银行创新》 ,其中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中央银行要严格地监管银行是因为它能够创造货币。现在互联网上有互联网上的货币,比如说Q币、还有现在的比特币等等,互联网也在创造货币。

    凡是能够创造货币的,如果能够对社会公众产生比较大的影响的,监管当局应该对它进行监管。

    全球进入到了信用货币时代,全球主要靠一个主权国家的货币在进行交易,美联储的一举一动能够影响牵动全球的金融市场。货币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因而对货币视而不见、不管是不可能的。只不过现在在虚拟网络上所出现的货币的交易量有限,现在为止监管当局还没有直接监管,但是迟早这个问题会提上日程上来。



时光荏苒,在后来的数字货币关注者眼中,Q币已经“泯然众人矣”,用Q币支付项目尾款的段子,已经被大家当成了笑谈。

可谁又会想过,这个段子曾经是那么真实,甚至差点成为你我的日常?

而这会儿再看马化腾对于Libra的评论,“技术都很成熟,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已然是别样风味。

“只不过那时没有区块链技术。”有区块链从业者向31QU感慨。

 
未来


相对于Q币,Libra无论从愿景、实力、技术等上看,都要大出许多;可相应的,困难也会成倍增长。

无论是切实的落地场景,还是快速扩展的可能,这些本身都已经是数字货币急需解决的难点。

也不同于Q币兴起时,电子支付领域还几乎是空白,Libra现在面对的,是法币电子支付领域成熟的产品筑的壁垒。

虽然Libra的战略是面向弱国替代主权货币,可是第三世界国家孱弱的电子支付基础设施,也会成为Libra的难题。

更何况,在这一切都解决后,Libra还会直面监管的压力,“货币无国界”,但“无国界货币”的组织和成员可都是有国籍的。

201907031052036.jpeg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数字货币引领的一场变革就要到来。G20峰会上,关注“数字货币、加密资产”已然成为一个热点话题。

从“铱星计划”到马斯克的“全球Starlink”,从Q币到Libra,技术一直在变,可人类的梦想却始终不变。

马云评价QQ和Q币时曾说,“QQ的确有点可怕,他的攻击总是悄悄的。”

悄悄的,数字货币的变革也早已开启。



部分参考资料:

1 《腾讯传》 吴晓波著

2 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

3 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4 Q币引发大讨论 央行拟明年监管虚拟货币

5 网民地下交易买卖Q币引发央行关注

6 Q币被盗走向谁喊冤 可买实物监管却成空白

7 三方激辩Q币民间交易

8 腾讯Q币真的会扰乱国家金融秩序?

9 刘炽平:针对Q币的炒作对腾讯没任何影响

10 全国人大常委吴晓灵称比特币应纳入监管


文 :31QU 墨菲

焦点分析 | 数字货币提前走出寒冬,但这未必是好消息

观点leeks 发表了文章 • 2019-06-03 10:33 • 来自相关话题

从今年年初至今,全球数字货币市值已经上涨了一倍多。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避险情绪推动数字货币加速走入上行。

进入5月份后,比特币和其他加密数字货币的价格上涨堪称气势如虹。

比特币交易所Coindesk的数据显示,从5月1日到5月30日,比特币的价格上涨了65%,排名第二的以太币和排名第三的莱特币分别上涨了68%和56%。

实际上,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加密货币上涨行情从年初就已经开始。全球加密货币市值从年初的1257亿美元一路上涨到目前的2803亿美元。这其中,比特币作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其市值达到1549亿美元。

这波上涨行情普遍被数字货币投资者们认为,从2018年年初开始的“数字货币寒冬”已经过去。

比特币为主的数字货币曾经在2017年经过一轮疯狂的上涨。比特币价格最高一度接近2万美元,制造了资产泡沫。随后泡沫破裂,在整个2018年,比特币的价格一直处于下滑中。到2019年年初,比特币价格降至3100美元左右。

数字货币成为避险资产工具,是引发本轮上涨行情的原因之一。但这种上涨未必是一件好事。“避险”可能意味着全球整体经济动荡,投资者资产保值和增值遇上麻烦;在另一方面,数字货币本身的风险也比较大,成为避险工具后有可能给投资者带来更多风险。


涨价的必然和偶然


稀缺是引发所有物品价格上涨的必然原因。

2009年,神秘的中本聪创建比特币,将其数量设定为2100万个。矿工们用矿机进行计算“挖出”区块后,会获得一定数额的比特币奖励。10年来,成千上万台矿机不停运转,总共获得了超过1771万个比特币奖励。

奖励数量并非永久不变。按照中本聪事先的设定,大约每挖出21万个区块,对矿工奖励的比特币数额减半。2013年和2017年,比特币的奖励数量已经两次减半。下一次减半预计在2021年到来。

这就是说,未来可交易的比特币不仅数量已不多,而且被“挖出”的速度也会减缓。于是,比特币的交易价格,也随着两次奖励数量的减半而出现上,并吸引了大量资金入场。

从历史记录来看,2013年比特币价格出现了第一次大幅上涨。当年9月比特币价格从100多美元猛涨至将近1000美元,在随后的两年中出现价格腰斩,直到2016年才进入上升轨道。第二次大幅上涨发生在2017年,比特币价格上升到当年年底近两万美元,然后在2018年价格再度腰斩。

“本次比特币价格再次上升,有必然的因素。这就是它的价格的周期性。”某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研究网站创始人张晓晨对36氪说。

但稀缺并不总是数字货币上涨的全部原因。

投资分析师们普遍预测,下一轮比特币价格的行情来临在2020年-2023年之间。例如,研究机构链得得就在2018年年底的预测中认为,本轮数字货币的下行周期要延续到2020年5月之后。2019年春天的这轮涨幅,让人感到有点意外。

一部分原因是在5月之前,比特币的价格已经走上上行通道。在1月到4月间,比特币价格涨幅为37.6%,为投资者提供了预期空间。

更主要的原因,如CNBC在5月30日的一篇报道中说,大国之间的贸易摩擦出乎意料的升级,以及人民币在5月短时间内的迅速贬值,使避险资金选择转向投资比特币及其他数字货币。

张晓晨认为,这些来自外部的、偶然性的因素,使数字货币价格进入了快速上涨的轨道。

 
新的避险工具?
 

推动本轮数字货币快速上涨的这些偶然因素,对全球经济大环境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贸易摩擦可能会导致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大幅放缓。5月22日,经合组织宣布第二次下调对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至3.2%。最早的预期为3.5%。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受贸易摩擦等各种因素影响,美股道琼斯、标普和纳斯达克指数分别下跌了5.5%、5.6%和6.6%。但通常作为传统避险资产的黄金价格几乎没有发生变动。这是因为美联储无降息计划,美元没有产生通胀预期,黄金的保值功能无从发挥。

股市的下跌仍让市场避险情绪大增。充满变数的情况下,选择什么投资工具,才能确保资产保值和增值?

“如果对主流经济的保值需求不能被主流经济满足,通过数字货币对资产进行保值这件事情才会有深刻需求。”张晓晨说。

数字货币的去中心化特征,使其摆脱了以央行主导的法定货币发行体系,不受法币发行和汇率变化影响,理论上不存在通货膨胀、汇率损失,同时交易费用低廉,可以快速跨国交易,适用于避险资产。

于是各个媒体上就出现了“央行屯黄金,江湖屯比特币”这一说法。

《纽约时报》在今年2月份的一篇报道中提到了一位委内瑞拉比特币用户的经历,可以作为参照。在委内瑞拉法定货币玻利瓦尔每天贬值3.5%的情况下,此人通过在美国的比特币交易所定期售出自己持有的比特币,换取必要的玻利瓦尔维持生活。整个交易过程大约持续10分钟。如果持有黄金的话,兑换玻利瓦尔的过程既麻烦又不安全,还得交手续费。

数字货币的投资者们,大部分可能不会到以此维持基本生活的程度。但是作为一种保值投资选择,数字货币的角色与黄金大体相当,但是数字货币交易起来更加方便,交易成本更低。

福布斯杂志在近日的一篇报道中说,位于伦敦干草市场附近的一家比特币交易中心最近出现过一位客户,希望从该中心购买全球25%的比特币——大约价值380亿美元。

虽然交易中心不可能提供如此多的比特币供交易,但旺盛的购买需求自然会大幅推高比特币的价格。

 
新变化,旧风险
 

数字货币价格上涨,对于其投资者来说还有另外一层危险的含义:数字本身也是有风险的,而且它的风险很难预测。

大多数数字货币没有锚定法币或者黄金等资产,刨除掉“挖矿”成本后,其价格主要取决于交易数量、频率和进场资金。由于缺乏监管,交易所违规和发币方坐庄操纵价格的情况并不少见。这导致它的价格经常大涨大落。截至本文发稿,比特币的价格从24小时前的8736美元下跌到了8308美元,跌幅达到4.9%。这个跌幅跟美股指数一个月的跌幅也相差不远。

其次是数字货币的交易所以及钱包本身的安全堪忧。日本的比特币交易所Mt. Gox在2014年被黑客攻破,被窃走相当于4.5亿美元的比特币,直接将比特币打入为期至少两年的熊市。从诞生至今,大约有300万到400万个比特币因为被窃、密钥丢失或者其他原因没有进入流通。它们的数量太大,为比特币交易定价带来了不确定性。

张晓晨认为:“除了安全和涨幅,对数字货币最大的风险是政策和法律的风险。”各个国家和地区对于数字货币的监管政策还处在变化的过程中。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从2018年至今,数次推迟表决设立基于数字货币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这限制了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的发展。

更重要的是,随着数字货币属性的演进和改变,很多国家的监管政策还会出现改变。这又是另一重不确定性。

"如果仅仅为了(资产)多样化配置,你不妨持有一点数字货币。”纽约大学研究数字货币的经济学家David Yermack在2017年对媒体说。他随后补充道:“如果你不了解它,那就算不上安全。”

或许这就是数字货币作为避险工具的价值所在:风险控制需要多元化,数字货币是选择之一,但既不是必然选择,也不是全部选择。


原创文章,作者:吴梦启
来源:36氪 查看全部
201906030846561.JPG!1200_.jpg

从今年年初至今,全球数字货币市值已经上涨了一倍多。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避险情绪推动数字货币加速走入上行。

进入5月份后,比特币和其他加密数字货币的价格上涨堪称气势如虹。

比特币交易所Coindesk的数据显示,从5月1日到5月30日,比特币的价格上涨了65%,排名第二的以太币和排名第三的莱特币分别上涨了68%和56%。

实际上,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加密货币上涨行情从年初就已经开始。全球加密货币市值从年初的1257亿美元一路上涨到目前的2803亿美元。这其中,比特币作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其市值达到1549亿美元。

这波上涨行情普遍被数字货币投资者们认为,从2018年年初开始的“数字货币寒冬”已经过去。

比特币为主的数字货币曾经在2017年经过一轮疯狂的上涨。比特币价格最高一度接近2万美元,制造了资产泡沫。随后泡沫破裂,在整个2018年,比特币的价格一直处于下滑中。到2019年年初,比特币价格降至3100美元左右。

数字货币成为避险资产工具,是引发本轮上涨行情的原因之一。但这种上涨未必是一件好事。“避险”可能意味着全球整体经济动荡,投资者资产保值和增值遇上麻烦;在另一方面,数字货币本身的风险也比较大,成为避险工具后有可能给投资者带来更多风险。


涨价的必然和偶然


稀缺是引发所有物品价格上涨的必然原因。

2009年,神秘的中本聪创建比特币,将其数量设定为2100万个。矿工们用矿机进行计算“挖出”区块后,会获得一定数额的比特币奖励。10年来,成千上万台矿机不停运转,总共获得了超过1771万个比特币奖励。

奖励数量并非永久不变。按照中本聪事先的设定,大约每挖出21万个区块,对矿工奖励的比特币数额减半。2013年和2017年,比特币的奖励数量已经两次减半。下一次减半预计在2021年到来。

这就是说,未来可交易的比特币不仅数量已不多,而且被“挖出”的速度也会减缓。于是,比特币的交易价格,也随着两次奖励数量的减半而出现上,并吸引了大量资金入场。

从历史记录来看,2013年比特币价格出现了第一次大幅上涨。当年9月比特币价格从100多美元猛涨至将近1000美元,在随后的两年中出现价格腰斩,直到2016年才进入上升轨道。第二次大幅上涨发生在2017年,比特币价格上升到当年年底近两万美元,然后在2018年价格再度腰斩。

“本次比特币价格再次上升,有必然的因素。这就是它的价格的周期性。”某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研究网站创始人张晓晨对36氪说。

但稀缺并不总是数字货币上涨的全部原因。

投资分析师们普遍预测,下一轮比特币价格的行情来临在2020年-2023年之间。例如,研究机构链得得就在2018年年底的预测中认为,本轮数字货币的下行周期要延续到2020年5月之后。2019年春天的这轮涨幅,让人感到有点意外。

一部分原因是在5月之前,比特币的价格已经走上上行通道。在1月到4月间,比特币价格涨幅为37.6%,为投资者提供了预期空间。

更主要的原因,如CNBC在5月30日的一篇报道中说,大国之间的贸易摩擦出乎意料的升级,以及人民币在5月短时间内的迅速贬值,使避险资金选择转向投资比特币及其他数字货币。

张晓晨认为,这些来自外部的、偶然性的因素,使数字货币价格进入了快速上涨的轨道。

 
新的避险工具?
 

推动本轮数字货币快速上涨的这些偶然因素,对全球经济大环境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贸易摩擦可能会导致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大幅放缓。5月22日,经合组织宣布第二次下调对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至3.2%。最早的预期为3.5%。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受贸易摩擦等各种因素影响,美股道琼斯、标普和纳斯达克指数分别下跌了5.5%、5.6%和6.6%。但通常作为传统避险资产的黄金价格几乎没有发生变动。这是因为美联储无降息计划,美元没有产生通胀预期,黄金的保值功能无从发挥。

股市的下跌仍让市场避险情绪大增。充满变数的情况下,选择什么投资工具,才能确保资产保值和增值?

“如果对主流经济的保值需求不能被主流经济满足,通过数字货币对资产进行保值这件事情才会有深刻需求。”张晓晨说。

数字货币的去中心化特征,使其摆脱了以央行主导的法定货币发行体系,不受法币发行和汇率变化影响,理论上不存在通货膨胀、汇率损失,同时交易费用低廉,可以快速跨国交易,适用于避险资产。

于是各个媒体上就出现了“央行屯黄金,江湖屯比特币”这一说法。

《纽约时报》在今年2月份的一篇报道中提到了一位委内瑞拉比特币用户的经历,可以作为参照。在委内瑞拉法定货币玻利瓦尔每天贬值3.5%的情况下,此人通过在美国的比特币交易所定期售出自己持有的比特币,换取必要的玻利瓦尔维持生活。整个交易过程大约持续10分钟。如果持有黄金的话,兑换玻利瓦尔的过程既麻烦又不安全,还得交手续费。

数字货币的投资者们,大部分可能不会到以此维持基本生活的程度。但是作为一种保值投资选择,数字货币的角色与黄金大体相当,但是数字货币交易起来更加方便,交易成本更低。

福布斯杂志在近日的一篇报道中说,位于伦敦干草市场附近的一家比特币交易中心最近出现过一位客户,希望从该中心购买全球25%的比特币——大约价值380亿美元。

虽然交易中心不可能提供如此多的比特币供交易,但旺盛的购买需求自然会大幅推高比特币的价格。

 
新变化,旧风险
 

数字货币价格上涨,对于其投资者来说还有另外一层危险的含义:数字本身也是有风险的,而且它的风险很难预测。

大多数数字货币没有锚定法币或者黄金等资产,刨除掉“挖矿”成本后,其价格主要取决于交易数量、频率和进场资金。由于缺乏监管,交易所违规和发币方坐庄操纵价格的情况并不少见。这导致它的价格经常大涨大落。截至本文发稿,比特币的价格从24小时前的8736美元下跌到了8308美元,跌幅达到4.9%。这个跌幅跟美股指数一个月的跌幅也相差不远。

其次是数字货币的交易所以及钱包本身的安全堪忧。日本的比特币交易所Mt. Gox在2014年被黑客攻破,被窃走相当于4.5亿美元的比特币,直接将比特币打入为期至少两年的熊市。从诞生至今,大约有300万到400万个比特币因为被窃、密钥丢失或者其他原因没有进入流通。它们的数量太大,为比特币交易定价带来了不确定性。

张晓晨认为:“除了安全和涨幅,对数字货币最大的风险是政策和法律的风险。”各个国家和地区对于数字货币的监管政策还处在变化的过程中。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从2018年至今,数次推迟表决设立基于数字货币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这限制了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的发展。

更重要的是,随着数字货币属性的演进和改变,很多国家的监管政策还会出现改变。这又是另一重不确定性。

"如果仅仅为了(资产)多样化配置,你不妨持有一点数字货币。”纽约大学研究数字货币的经济学家David Yermack在2017年对媒体说。他随后补充道:“如果你不了解它,那就算不上安全。”

或许这就是数字货币作为避险工具的价值所在:风险控制需要多元化,数字货币是选择之一,但既不是必然选择,也不是全部选择。


原创文章,作者:吴梦启
来源:36氪

偷电、挖矿、赚快钱,这些大学生到底怎么了?

特写blockchaincamp 发表了文章 • 2019-04-11 11:16 • 来自相关话题

流量占比分布


上个月,科技公司 Cisco(思科)发布了一份题为《大学生们正在利用校园电力挖矿》的数字货币挖矿研究报告。

思科安全研究员 Austin McBride 表示,目前,大学校园已成为仅次于能源和公共事业的第二大加密数字货币生产地,其流量占到了整个行业的22%,这可能是「投机取巧」的学生在宿舍内安装大量挖矿设备而产生的结果, "让挖矿设备在宿舍免费运行四年,毕业后,你可以带着一大笔钱离开学校,何乐而不为呢?"

大学校园不仅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毕业生,也因为学生而产出了大量加密数字货币。

但并非所有加密数字货币挖矿都由学生自愿完成,他们也许并不知情,黑客能够利用恶意软件肆意攻击学生的个人电脑,从而秘密地进行数字货币挖矿。

那么,对于那些主动在学校宿舍内挖矿的学生呢?他们如何看待利用学校公共电力谋取个人利益的行为呢?

事实上,许多学生不必担心支付电费,因为他们的大学住房合同往往涵盖电费开支。

这种“免费”的电力使他们能够拥有经济高效的挖矿资源,唯一需要考虑的费用就是实际的挖矿硬件。这似乎好的令人难以置信:挖矿的学生获得的收入足以支付购买几本教科书的费用,甚至还可能支付整个学期或更多的费用。

然而,有一个问题:学校电力并不是免费的,必须有人付出代价。


学生竟对挖矿如此痴迷


据 Cointelegraph 报道,由于受区块链寒冬与随之而来的币价下跌的影响,挖矿公司利润下降,但哈希率依旧持续上升,这说明全球矿池仍在增加。

McBride 表示,学生们在宿舍中进行挖矿活动时,可以省去与加密货币挖矿活动相关的电力成本花费。“如今很多数字货币的开采难度很大,这意味着电力和互联网成本比你从这些数字货币中获得的利润还要高。如果你不需要支付这些成本,那么你就处在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可以靠大学的「地利与人和」赚一笔钱。”

在问到这些数据信息来自哪些学校时,McBride 并没有进行具体回应。

“这些数据是由世界各地的教育机构提供的,任何身份识别信息都将保持匿名。”

早在2018年3月,网络攻击监测公司 Vectra 也发布了类似的报告,报告显示大学校园中的加密数字货币挖矿和挖矿型网络攻击比任何其他行业都更为普遍。

按照 Vectra 的说法,加密数字货币挖掘在学生和罪犯份子群体中越来越受欢迎,尤其是在学生人数众多的大学中。

此外,大学不可能像大公司那样密切地监控自己的网络,因为这些大公司拥有高成本、高预算的 IT 部门,"最多也就提醒学生如何保护自己,比如安装操作系统补丁、提高对网络钓鱼邮件、可疑网站和网络广告的警惕性等。"


真的那么简单吗?


学生在宿舍挖矿必须要小心谨慎行事,如果被宿管察觉,就会接受不必要的调查。Bitpro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Mark D'Aria 表示:“大学校园里的绝大多数挖矿设备并不是来自你所认为的矿机,不会是那些专为挖矿而设计的 GPU 矿机,更不会是 ASIC 矿机,因为它们噪声太大了,发热量也大得离谱,没有学生能容忍这种类型的矿机在自己的宿舍中待很长时间。”

事实上,大部分挖矿设备似乎是学生们的老式个人电脑。因为学生不用担心电力成本,即使在当前看跌的市场中,这种马马虎虎的老掉牙机器也能为学生提供适度的收入。

此外,D’Aria 还表示:

“带有高端 GPU 配置的游戏本,每天的产量大约在1美元,即使是一台很普通的笔记本电脑也能产生几分钱的收入。

尽管看似每天1美元的收入很少,但如果学生不需要为此支付任何电费呢?他们就没有任何理由让这些电脑停止挖矿,因为对他们来说,这是无成本的获益行为。”

此外,学生使用笔记本电脑挖矿也不存在任何技术门槛。“这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当你不使用它时,你可以设置为自动挖掘,”D‘Aria 补充道。

来自密西西比州某大学医学专业的学生 Tom(化名)曾用他的游戏本挖了两个多月的比特币,由于持续增加的工作量和 GPU 价格的不断上涨,他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

“如果比特币币价保持在15000美元,我大约能赚到120美元。尽管目前比特币币价在4000美元左右(采访时),因为不需要考虑电力成本,这仍然是有利可图的行为。然而,由于系统的巨大压力以及 GPU 过高的价格,我决定放弃了。”

“我也不能保证电脑一直开着,那是不可能的,” Tom 表现得很无奈。

挖矿之前,在冬天的几个月里,Tom 的房间会很冷,所以挖矿产生的额外热量实际上是很有用处的,“我不需要再买一个电暖器来取暖了”。

然而,有时挖矿的学生也会被发现。

一名来自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应用物理专业的大学生 Ken(化名),就收到了来自学校的一封电子邮件,他被告知安全小组已在他的两个设备上监测到了一个挖矿程序,“我们督促你尽快卸载这些程序,如果你对此并不知情,你就该马上进行病毒扫描”。

Ken 当时确实是在使用某种程序在挖矿。

在向 Reddit 上 BitcoinMining 子社区的矿工取经后,他决定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进行挖矿,“我已经有了一个 VPN,他们再也无法跟踪到我”。

然而,当 Ken 正因为几百美元的快速收益而沾沾自喜时,他使用的挖矿程序就被黑了,他失去了所有刚刚赚到手、还滚烫的「美元」,他还没来得及将这些钱转移到他的私人钱包里。

Chris Partridge 是罗切斯特理工学院(RIT)计算机安全专业的毕业生,从2015年开始一直到2016年年中,他也一直在挖加密数字货币。“我当时对比特币很好奇,挖矿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方式。”与 Tom 和 Ken 相比,他的挖矿设备更加先进一些,因为他使用了一对型号分别为BFL Monarch 和 Prospero X1 的蚂蚁矿机。但也因此,他的设备也会产生更多的热量,“即使是暴风雪天气,窗户也要7天24小时都开着,要不然就太热了”。

Partridge 说,“尽管有那么几次有人来房间进行检查,但那是因为其他不相关的原因引起的,他从来没有因为挖矿而被抓到过,因为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矿机的存在。”

尽管在当时这位前 RIT 学生并不以营利为目的,但他仍旧挖到了大约0.4个 BTC,然后以6000美元的高价卖掉了它,然后 Partridge 拿着这笔钱去参加了一个实习。几个月后,除去日常的生活开支,他还剩下了一笔钱。

“我用剩下的钱买了一台 Roomba(一款 iRobot 机器人吸尘器),如果有什么是我必须花钱买的东西,那绝对是 Roomba!”

Genesis Mining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Marco Streng 也是挖矿的受益者,他从2013年开始就在宿舍挖矿,然而,他拒绝透露自己在哪所大学挖矿,并说“在哪里挖都一样”。

“在我那10-13平米的房间里,有一种蒸桑拿的氛围,噪音真的很大,我们曾试图通过在矿机上放一些垫子,把它放在靠近窗户的地方来降温。”

Streng 说,虽然噪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但他的邻居们似乎并没有受到干扰。“尽管我觉得这很烦人,但我仍旧很兴奋,因为它让我赚到了钱。”

2014年左右,Streng 发现,当地的学生几乎都开始在校园内搭建自己的挖矿设备,那时学生宿舍的电费开始大幅上涨。”

当加密数字货币市场急剧增长,挖矿利益越发丰厚时,Streng 认为是时候建立一个拥有几千台矿机的、可形成工业规模的矿场了。

“于是我创立了 Genesis Mining 公司,我很感激那些在宿舍挖矿的日子,要不然不会有今天的我。”


这合乎道德吗?


尽管还没有任何一所大学出台过有关加密数字货币挖矿的规范与政策,但在2018年1月,斯坦福大学似乎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斯坦福校园官网公开发布警告,反对学生用学校的公共资产获取个人经济利益。





斯坦福公告部分截图
https://uit.stanford.edu/news/cryptocurrency-mining


斯坦福大学首席信息安全官员表示:”当计算成本最小时,加密数字货币挖矿是最有利可图的,不幸的是,这导致了校园系统遭到破坏、学校计算机设备被滥用以及个人挖矿设备盗用宿舍公共电力等乱象发生。"

事实上,许多大学都已明令禁止学生将公共资源用于个人经济利益,例如,Rit 大学的计算机使用行为准则如下:

“任何 Rit 社区的成员都不得使用 RIT 计算帐户和 RIT 拥有、维护的任何通信设备来经营企业、商业服务,或为商业组织和企业做广告。RIT 社区的成员不应浪费大学公共资源或将其用于个人利益或非大学实体的利益。”

然而,由于没有关于加密数字货币挖矿的具体规则,实际上可能会给教育机构带来税收相关的问题。对此,国际税务律师、注册会计师 Selva Ozelli 表示:

“大学需要制定相关政策,规定学生是否可以在校园内进行数字货币挖矿活动,或者是否应向学生收取额外的电费。如果学校不及时制定相应的政策,就会面临严重的税收问题。因为被视为服务活动的加密数字货币挖矿收入应视为普通收入,应按照收入与支出情况缴税。”

从道德角度看,情况也相当复杂,甚至在那些从校园挖矿活动中获益的学生之间,也存在不同的看法。

Tom 认为,“我花钱租了这个房间,就有使用这个房间中任何资源的权利,此外,房屋合同中也没有明文规定过度使用电力会受到惩罚,我认为自己没错,尤其是当你在冬天无法控制自己房间的温度,而不得不使用一个加热器来取暖时。”

而 Partridge 则相对理性,“我不认为在大学校园内挖矿是道德的,但在校园内挖矿确实收益更大,充满了诱惑力。但大多数认为校园挖矿合乎道德的学生,都没有考虑到学校财产与学生的生命危险,学校宿舍并不能承受大规模高耗电的电子设备,也无法预防火灾、触电等危险,这很容易造成巨大的财产与生命损失。”

Streng 则认为,“虽然学生可以通过挖矿为去中心化网络做出贡献,但他们不应该利用学校的公共资源。如果学生想在他们的房间内挖矿,他们必须支付账单。”

“加密数字货币行业存在这样一个问题:住在一个小房间里的人可以把电变成钱,但需要其他人共同分担电费,这不公平。

不仅是教育行业,其他行业的人也在变相被消费,无论单个人消耗了多少电,其他人都必须来平均分担这部分费用。我认为相关部门应该意识到这样的可能性,并采取相应的措施。”

所以,如果大学依旧不重视校园内的加密数字货币挖矿行为,这种现象将持续发展下去,甚至会愈演愈烈,学生可以从中赚取一些啤酒钱,他们就乐意去做这件事。

D‘Aria 则一针见血:“我无法想象任何一个大学生会拒绝每月5美元甚至30美元的快钱收入,这几乎不可能”。


作者 | 佩奇 查看全部
201904110744301.jpg

流量占比分布


上个月,科技公司 Cisco(思科)发布了一份题为《大学生们正在利用校园电力挖矿》的数字货币挖矿研究报告。

思科安全研究员 Austin McBride 表示,目前,大学校园已成为仅次于能源和公共事业的第二大加密数字货币生产地,其流量占到了整个行业的22%,这可能是「投机取巧」的学生在宿舍内安装大量挖矿设备而产生的结果, "让挖矿设备在宿舍免费运行四年,毕业后,你可以带着一大笔钱离开学校,何乐而不为呢?"

大学校园不仅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毕业生,也因为学生而产出了大量加密数字货币。

但并非所有加密数字货币挖矿都由学生自愿完成,他们也许并不知情,黑客能够利用恶意软件肆意攻击学生的个人电脑,从而秘密地进行数字货币挖矿。

那么,对于那些主动在学校宿舍内挖矿的学生呢?他们如何看待利用学校公共电力谋取个人利益的行为呢?

事实上,许多学生不必担心支付电费,因为他们的大学住房合同往往涵盖电费开支。

这种“免费”的电力使他们能够拥有经济高效的挖矿资源,唯一需要考虑的费用就是实际的挖矿硬件。这似乎好的令人难以置信:挖矿的学生获得的收入足以支付购买几本教科书的费用,甚至还可能支付整个学期或更多的费用。

然而,有一个问题:学校电力并不是免费的,必须有人付出代价。


学生竟对挖矿如此痴迷


据 Cointelegraph 报道,由于受区块链寒冬与随之而来的币价下跌的影响,挖矿公司利润下降,但哈希率依旧持续上升,这说明全球矿池仍在增加。

McBride 表示,学生们在宿舍中进行挖矿活动时,可以省去与加密货币挖矿活动相关的电力成本花费。“如今很多数字货币的开采难度很大,这意味着电力和互联网成本比你从这些数字货币中获得的利润还要高。如果你不需要支付这些成本,那么你就处在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可以靠大学的「地利与人和」赚一笔钱。”

在问到这些数据信息来自哪些学校时,McBride 并没有进行具体回应。

“这些数据是由世界各地的教育机构提供的,任何身份识别信息都将保持匿名。”

早在2018年3月,网络攻击监测公司 Vectra 也发布了类似的报告,报告显示大学校园中的加密数字货币挖矿和挖矿型网络攻击比任何其他行业都更为普遍。

按照 Vectra 的说法,加密数字货币挖掘在学生和罪犯份子群体中越来越受欢迎,尤其是在学生人数众多的大学中。

此外,大学不可能像大公司那样密切地监控自己的网络,因为这些大公司拥有高成本、高预算的 IT 部门,"最多也就提醒学生如何保护自己,比如安装操作系统补丁、提高对网络钓鱼邮件、可疑网站和网络广告的警惕性等。"


真的那么简单吗?


学生在宿舍挖矿必须要小心谨慎行事,如果被宿管察觉,就会接受不必要的调查。Bitpro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Mark D'Aria 表示:“大学校园里的绝大多数挖矿设备并不是来自你所认为的矿机,不会是那些专为挖矿而设计的 GPU 矿机,更不会是 ASIC 矿机,因为它们噪声太大了,发热量也大得离谱,没有学生能容忍这种类型的矿机在自己的宿舍中待很长时间。”

事实上,大部分挖矿设备似乎是学生们的老式个人电脑。因为学生不用担心电力成本,即使在当前看跌的市场中,这种马马虎虎的老掉牙机器也能为学生提供适度的收入。

此外,D’Aria 还表示:

“带有高端 GPU 配置的游戏本,每天的产量大约在1美元,即使是一台很普通的笔记本电脑也能产生几分钱的收入。

尽管看似每天1美元的收入很少,但如果学生不需要为此支付任何电费呢?他们就没有任何理由让这些电脑停止挖矿,因为对他们来说,这是无成本的获益行为。”

此外,学生使用笔记本电脑挖矿也不存在任何技术门槛。“这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当你不使用它时,你可以设置为自动挖掘,”D‘Aria 补充道。

来自密西西比州某大学医学专业的学生 Tom(化名)曾用他的游戏本挖了两个多月的比特币,由于持续增加的工作量和 GPU 价格的不断上涨,他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

“如果比特币币价保持在15000美元,我大约能赚到120美元。尽管目前比特币币价在4000美元左右(采访时),因为不需要考虑电力成本,这仍然是有利可图的行为。然而,由于系统的巨大压力以及 GPU 过高的价格,我决定放弃了。”

“我也不能保证电脑一直开着,那是不可能的,” Tom 表现得很无奈。

挖矿之前,在冬天的几个月里,Tom 的房间会很冷,所以挖矿产生的额外热量实际上是很有用处的,“我不需要再买一个电暖器来取暖了”。

然而,有时挖矿的学生也会被发现。

一名来自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应用物理专业的大学生 Ken(化名),就收到了来自学校的一封电子邮件,他被告知安全小组已在他的两个设备上监测到了一个挖矿程序,“我们督促你尽快卸载这些程序,如果你对此并不知情,你就该马上进行病毒扫描”。

Ken 当时确实是在使用某种程序在挖矿。

在向 Reddit 上 BitcoinMining 子社区的矿工取经后,他决定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进行挖矿,“我已经有了一个 VPN,他们再也无法跟踪到我”。

然而,当 Ken 正因为几百美元的快速收益而沾沾自喜时,他使用的挖矿程序就被黑了,他失去了所有刚刚赚到手、还滚烫的「美元」,他还没来得及将这些钱转移到他的私人钱包里。

Chris Partridge 是罗切斯特理工学院(RIT)计算机安全专业的毕业生,从2015年开始一直到2016年年中,他也一直在挖加密数字货币。“我当时对比特币很好奇,挖矿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方式。”与 Tom 和 Ken 相比,他的挖矿设备更加先进一些,因为他使用了一对型号分别为BFL Monarch 和 Prospero X1 的蚂蚁矿机。但也因此,他的设备也会产生更多的热量,“即使是暴风雪天气,窗户也要7天24小时都开着,要不然就太热了”。

Partridge 说,“尽管有那么几次有人来房间进行检查,但那是因为其他不相关的原因引起的,他从来没有因为挖矿而被抓到过,因为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矿机的存在。”

尽管在当时这位前 RIT 学生并不以营利为目的,但他仍旧挖到了大约0.4个 BTC,然后以6000美元的高价卖掉了它,然后 Partridge 拿着这笔钱去参加了一个实习。几个月后,除去日常的生活开支,他还剩下了一笔钱。

“我用剩下的钱买了一台 Roomba(一款 iRobot 机器人吸尘器),如果有什么是我必须花钱买的东西,那绝对是 Roomba!”

Genesis Mining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Marco Streng 也是挖矿的受益者,他从2013年开始就在宿舍挖矿,然而,他拒绝透露自己在哪所大学挖矿,并说“在哪里挖都一样”。

“在我那10-13平米的房间里,有一种蒸桑拿的氛围,噪音真的很大,我们曾试图通过在矿机上放一些垫子,把它放在靠近窗户的地方来降温。”

Streng 说,虽然噪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但他的邻居们似乎并没有受到干扰。“尽管我觉得这很烦人,但我仍旧很兴奋,因为它让我赚到了钱。”

2014年左右,Streng 发现,当地的学生几乎都开始在校园内搭建自己的挖矿设备,那时学生宿舍的电费开始大幅上涨。”

当加密数字货币市场急剧增长,挖矿利益越发丰厚时,Streng 认为是时候建立一个拥有几千台矿机的、可形成工业规模的矿场了。

“于是我创立了 Genesis Mining 公司,我很感激那些在宿舍挖矿的日子,要不然不会有今天的我。”


这合乎道德吗?


尽管还没有任何一所大学出台过有关加密数字货币挖矿的规范与政策,但在2018年1月,斯坦福大学似乎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斯坦福校园官网公开发布警告,反对学生用学校的公共资产获取个人经济利益。

201904110744302.jpg

斯坦福公告部分截图
https://uit.stanford.edu/news/cryptocurrency-mining



斯坦福大学首席信息安全官员表示:”当计算成本最小时,加密数字货币挖矿是最有利可图的,不幸的是,这导致了校园系统遭到破坏、学校计算机设备被滥用以及个人挖矿设备盗用宿舍公共电力等乱象发生。"

事实上,许多大学都已明令禁止学生将公共资源用于个人经济利益,例如,Rit 大学的计算机使用行为准则如下:

“任何 Rit 社区的成员都不得使用 RIT 计算帐户和 RIT 拥有、维护的任何通信设备来经营企业、商业服务,或为商业组织和企业做广告。RIT 社区的成员不应浪费大学公共资源或将其用于个人利益或非大学实体的利益。”

然而,由于没有关于加密数字货币挖矿的具体规则,实际上可能会给教育机构带来税收相关的问题。对此,国际税务律师、注册会计师 Selva Ozelli 表示:

“大学需要制定相关政策,规定学生是否可以在校园内进行数字货币挖矿活动,或者是否应向学生收取额外的电费。如果学校不及时制定相应的政策,就会面临严重的税收问题。因为被视为服务活动的加密数字货币挖矿收入应视为普通收入,应按照收入与支出情况缴税。”

从道德角度看,情况也相当复杂,甚至在那些从校园挖矿活动中获益的学生之间,也存在不同的看法。

Tom 认为,“我花钱租了这个房间,就有使用这个房间中任何资源的权利,此外,房屋合同中也没有明文规定过度使用电力会受到惩罚,我认为自己没错,尤其是当你在冬天无法控制自己房间的温度,而不得不使用一个加热器来取暖时。”

而 Partridge 则相对理性,“我不认为在大学校园内挖矿是道德的,但在校园内挖矿确实收益更大,充满了诱惑力。但大多数认为校园挖矿合乎道德的学生,都没有考虑到学校财产与学生的生命危险,学校宿舍并不能承受大规模高耗电的电子设备,也无法预防火灾、触电等危险,这很容易造成巨大的财产与生命损失。”

Streng 则认为,“虽然学生可以通过挖矿为去中心化网络做出贡献,但他们不应该利用学校的公共资源。如果学生想在他们的房间内挖矿,他们必须支付账单。”

“加密数字货币行业存在这样一个问题:住在一个小房间里的人可以把电变成钱,但需要其他人共同分担电费,这不公平。

不仅是教育行业,其他行业的人也在变相被消费,无论单个人消耗了多少电,其他人都必须来平均分担这部分费用。我认为相关部门应该意识到这样的可能性,并采取相应的措施。”

所以,如果大学依旧不重视校园内的加密数字货币挖矿行为,这种现象将持续发展下去,甚至会愈演愈烈,学生可以从中赚取一些啤酒钱,他们就乐意去做这件事。

D‘Aria 则一针见血:“我无法想象任何一个大学生会拒绝每月5美元甚至30美元的快钱收入,这几乎不可能”。


作者 | 佩奇

马耳他数字货币交易所将业务迁往马耳他证券交易所

地区chainb 发表了文章 • 2019-03-07 10:24 • 来自相关话题

据马耳他时报3月5日报道,马耳他数字货币交易所(MDX)正在与马耳他证券交易所(MSE)合作,考虑推出其数字货币交易部门。

据报道,MDX正在获得证券许可证,以推广一个多边交易平台,该平台将引入数字资产交易的二级市场。 MDX创始人兼执行主席Rick Klink表示,“迁往马耳他证券交易所意味着我们现在处于下一轮机构金融创新浪潮的核心位置。”

此举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声明马耳他金融服务管理局(MFSA)本月早些时候在监管反洗钱(AML)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CFT)方面存在重大差距之后发生的。

在其金融系统稳定性评估报告中,IMF建议使用更多资源来监督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服务提供商。它还指出需要加强对受益人信息的筛选流程以及对风险敏感账户的监控,包括数字资产和电子游戏等新技术以及与IIP相关的资金。

据称,本月还有一些律师事务所和金融公司告诉马耳他时报,银行正在拒绝开户申请。据报道,消息人士表示,银行没有区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尽管它们并不总是相互联系。

2月,MFSA发布了与新技术相关的网络安全咨询。该指南针对投资虚拟货币的专业基金,发行人以及虚拟金融资产法(VFAA)的代理商和服务提供商。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malta-digital-exchange-relocates-operations-to-malta-stock-exchange-premises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na Alexandre
编译:Penny 查看全部
20190306105369896989.jpg

据马耳他时报3月5日报道,马耳他数字货币交易所(MDX)正在与马耳他证券交易所(MSE)合作,考虑推出其数字货币交易部门。

据报道,MDX正在获得证券许可证,以推广一个多边交易平台,该平台将引入数字资产交易的二级市场。 MDX创始人兼执行主席Rick Klink表示,“迁往马耳他证券交易所意味着我们现在处于下一轮机构金融创新浪潮的核心位置。”

此举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声明马耳他金融服务管理局(MFSA)本月早些时候在监管反洗钱(AML)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CFT)方面存在重大差距之后发生的。

在其金融系统稳定性评估报告中,IMF建议使用更多资源来监督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服务提供商。它还指出需要加强对受益人信息的筛选流程以及对风险敏感账户的监控,包括数字资产和电子游戏等新技术以及与IIP相关的资金。

据称,本月还有一些律师事务所和金融公司告诉马耳他时报,银行正在拒绝开户申请。据报道,消息人士表示,银行没有区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尽管它们并不总是相互联系。

2月,MFSA发布了与新技术相关的网络安全咨询。该指南针对投资虚拟货币的专业基金,发行人以及虚拟金融资产法(VFAA)的代理商和服务提供商。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malta-digital-exchange-relocates-operations-to-malta-stock-exchange-premises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na Alexandre
编译:Penny

俄总统普京命令政府在2019年7月之前通过加密货币监管法规

地区chainb 发表了文章 • 2019-02-28 10:52 • 来自相关话题

根据联邦议会的指示,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发布了政府通过对数字资产行业的监管法规的新截止日期。该文件于2月27日被发布在俄罗斯总统官方网站(Kremlin.ru)上。

根据该文件,普京总统已下令政府在2019年7月1日前执行与加密相关的监管。总统要求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和下议院俄罗斯联邦议会(俄罗斯国家杜马)在2019年春季会议上通过监管草案。

具体而言,该文件要求通过旨在发展数字经济的联邦立法,包括对民法中的数字清算的监管。该文件称,该立法还应包括数字金融资产监管框架,同时立足数字技术吸引更多资金来源。

普京总统近期的指令也回应了他在2018年发表的声明,当时他命令政府在2018年7月之前制定对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ICO以及加密货币挖矿的监管规定。

俄罗斯议会在2018年5月的一读中通过了加密货币立法,然而,在秋季,所有与加密和代币相关的术语最终都被“数字权利”一词所取代,而加密货币挖矿的定义也被从法案中删除了。因此,俄罗斯的加密监管法案于2018年12月被送回了一读阶段。

最近,俄罗斯金融媒体Rambler报道称,俄罗斯国家杜马计划在3月份审查并通过新的加密货币法规。

此前,俄罗斯司法部长认为,由于加密货币在俄不属于合法的支付方式,因此没有必要在法律上界定加密货币的概念。


原文:Russian President Putin Orders Government to Adopt Crypto Regulation by July 2019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Helen Partz
编译者:Maya 查看全部
740_aHR0cHM6Ly9zMy5jb2ludGVsZWdyYXBoLmNvbS9zdG9yYWdlL3VwbG9hZHMvdmlldy83M2FkNDc3MmQ2MmU4Y2VjNDU2MmI0YTkyZDg1MDVlNi5qcGc.jpg

根据联邦议会的指示,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发布了政府通过对数字资产行业的监管法规的新截止日期。该文件于2月27日被发布在俄罗斯总统官方网站(Kremlin.ru)上。

根据该文件,普京总统已下令政府在2019年7月1日前执行与加密相关的监管。总统要求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和下议院俄罗斯联邦议会(俄罗斯国家杜马)在2019年春季会议上通过监管草案。

具体而言,该文件要求通过旨在发展数字经济的联邦立法,包括对民法中的数字清算的监管。该文件称,该立法还应包括数字金融资产监管框架,同时立足数字技术吸引更多资金来源。

普京总统近期的指令也回应了他在2018年发表的声明,当时他命令政府在2018年7月之前制定对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ICO以及加密货币挖矿的监管规定。

俄罗斯议会在2018年5月的一读中通过了加密货币立法,然而,在秋季,所有与加密和代币相关的术语最终都被“数字权利”一词所取代,而加密货币挖矿的定义也被从法案中删除了。因此,俄罗斯的加密监管法案于2018年12月被送回了一读阶段。

最近,俄罗斯金融媒体Rambler报道称,俄罗斯国家杜马计划在3月份审查并通过新的加密货币法规。

此前,俄罗斯司法部长认为,由于加密货币在俄不属于合法的支付方式,因此没有必要在法律上界定加密货币的概念。


原文:Russian President Putin Orders Government to Adopt Crypto Regulation by July 2019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Helen Partz
编译者:Maya

失范的数字货币量化市场:积弊成疾,洗牌将至

市场chainbs 发表了文章 • 2019-02-26 12:24 • 来自相关话题

量化交易堪称是区块链行业最为神秘的领域之一,也一直被视为数字货币领域的最大赢家之一。在对多名数字货币量化交易行业资深从业者进行采访后,链捕手试图通过本文向读者们揭开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领域的真实发展状况,尤其是由于失范导致的多重发展困境,欢迎各位共同探讨。


01 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作用
 

量化交易,即根据市场关键数据指征的变化识别交易机会,通过程序化发出买卖指令的交易方式,它以相对先进的模型及严格执行的程序替代人为的主观判断,避免主观交易中因情绪或操作不当导致的失误,往往能为交易者带来更加稳健的收益。

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量化交易就成为全球金融市场占据重要地位的交易方式,并衍生出庞大的金融体系。如今,随着区块链行业的整体向好以及数字货币交易市场的扩张,量化交易也已经被大量团队引入数字货币市场之中,目前各类量化团队已经达到数百家。

从具体操作手法来看,数字货币量化交易与传统金融资产量化交易较为类似,主要包括交易策略研发、风控策略、交易执行环节,量化团队资金管理规模多在3000-5000枚比特币,规模超出1万枚的则可位居顶级量化团队之列。某token fund创始合伙人许超逸表示,量化交易策略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判断趋势进行高抛低吸的策略,即趋势策略;另一类是消除系统性的风险获取相对稳健收益的策略,即套利策略。

「由于数字货币价格波动性较高,而且7x24小时不间断交易,在这种情况下量化团队的理论赚钱效率实际上要比传统金融领域更高。」拾斗量化神牛阁研究院院长牛神说。

由此,量化交易主要承担着帮助资产所有者预防资产贬值风险、获取更多稳健收益的职责,但实际上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所扮演的作用不止于此,并且要比传统金融市场要大得多,无论是对项目方还是交易所,甚至乃至于整个行业。

对于项目方而言,由于数字货币行情动荡、流动性往往不高等原因,大量区块链项目对于募集资金保值增值、币种高流动性高等具有较高需求,量化团队在这几个方面能对项目方予以较大作用,相当于帮助项目方理财以及维持币种交易量与价格的相对稳定。

「项目方的分内之事是技术拓展、行业落地,但其市场价值再很多时候受到各因素的影响并没有体现在币价上。」某区块链项目创始人詹鸥(化名)说道,「很多项目方在二级市场是比较脆弱的,尤其是市场价值彰显以及应对许多庄家在二级市场的狙击方面,需要量化团队的协助。」

对于交易所而言,尤其是那些新成立或者三四线的交易所,它们由于用户量不足往往在买卖挂单的数量上比较匮乏,该交易所币价波动幅度更大、提升用户的交易成本,从而减弱用户在该交易所的交易欲望。量化团队则可以通过多种量化策略增加交易所的买卖挂单,促成用户在该交易所达成交易、提升该交易所的竞争力。

许超逸进一步指出,量化交易团队对行业最大的贡献就在于通过机器判断市场行情进行挂单,提升了交易的深度并维持了流动性。

不过相比传统金融市场的量化交易,数字货币市场的量化交易由于发展阶段过早、自身特性等原因,还存在各种各样的内外部问题,致使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并没有很好地扮演其角色,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

在过程上,量化交易往往会受到数据源不足且不准确、庄家控盘砸盘致使行情动荡、交易所时常出现bug、交易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等因素的影响;在结果上,只有极少数量化团队赚得盆满钵满,大多数量化团队在量化交易方面几乎无法维持稳定收益,并导致项目方或者投资人的资金出现大额亏损。


02 外部难题:交易环境尚不规范
 

从外部来看,数字货币市场目前缺乏基础而准确的交易数据,而这些数据对基于大量数据分析的量化交易来说至关重要,「有时候你以为你从交易所API里面接入的数据是准确的,其实里面有一大堆的垃圾交易数据和假交易数据,根本没有用,还会干扰你的判断。」许超逸说。

这种现象主要归结于交易所方面的虚增交易量,它们为了保持较高的交易量水平与排名,通常会虚增大量非正常情况的交易数据,而外界很难察觉与判断。

进一步来看,数字货币交易所的透明性、公开性远低于传统证券交易所,这些交易所大多处于监管空白地区,市场频频传出交易所方面作为规则制定者打破规则、扰乱市场秩序的事件,这意味着交易所作为不可控因素实际上增加了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难度与风险。

去年11月,知名量化投资基金Amber AI就公开控诉 OKEx 在BCH 期货上的多次不公平操作导致该基金损失 70 万美元资金,引起市场的轩然大波,但几番争执后并没有实质性结果。

而在技术层面,许多交易所交易系统的安全性与稳定性也相对较低,时常出现bug影响量化团队的策略执行。同时,目前几乎所有数字货币交易所都不支持或者欢迎毫秒级高频交易,「这主要出于系统安全以及技术难度等原因,现阶段如果交易频率过高,交易所甚至会限制端口、封号。」李赵鑫说。

同时,数字货币市场的庄家砸盘、内幕炒作等现象也要显著超过传统金融市场,而且很多项目方的量化做市策略都会被某些量化团队或者羊毛党盯上,这对量化交易对于突发事件的风控策略提出了更具挑战性的要求。

在链捕手的采访中,多个项目都表示其做市策略都曾受到第三方的针对性套利,其中某知名游戏项目创始人贺炯(化名)告诉链捕手,他去年曾将项目私募所得ETH超过一半交给了某量化团队打理,但由于该团队的策略遭遇第三方的套利,最终亏损了几千个ETH。

随着越来越多量化团队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存量互割」也逐渐成为本市场的常态,致使量化团队通过套利策略获取稳健收益的难度越来越大,特别是在当前恶劣的市场环境下,资产保值与盈利对大多数量化团队都相当遥远。


03 内部原因:人性之恶与能力缺乏
 

除了前述外部原因,许多内在原因也对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其中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人性之恶。「这个圈子是非常乱的,不少量化团队极其没有底线,从项目团队那里拿了巨额的管理费用,以量化交易之名,行坑骗投资人之实。」许超逸告诉链捕手。

由于量化团队手中往往掌握着巨额资金,而行业规范化、透明度比较低,这就为量化团队暗中进行资产转移、中饱私囊留下很大的空间。知名投资人易理华就曾在朋友圈透露,他了解多个项目方被同一个量化团队给坑了。

詹鸥所在项目就曾因此结束了与第一家量化团队的合作。詹鸥告诉链捕手,由于交易信息存在滞后,他们多次认为该量化团队的交易策略存在不妥,怀疑这个团队做老鼠仓。结束合作滞后,该项目在找到另一家量化团队的同时,建立了项目内部的量化团队,实行内外部混搭的量化交易策略。

而且,目前市场上许多所谓的量化团队其实并非真正的量化交易团队,而是故意将自己包装而成。李赵鑫表示,真正的量化交易要基于大量程序化数据自动执行交易策略,但很多团队的交易核心是交易员的主观交易,他们更多是把量化当做营销手段,去获取大量的资金并从中获益。

量化团队从业者素质参差不齐、缺乏准入门槛也是量化交易市场出现种种问题的原因之一。牛神告诉链捕手,目前数字货币量化团队大多都是传统金融市场的小团队或者入门者,真正厉害的传统金融量化团队还没有真正进入这个市场,这一方面因为传统金融量化市场其实非常赚钱,他们没有动力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另一方面因为合规性存在障碍。

同时,真正有实力的量化机构会倾向于拿自有资金进行量化交易,而不是从外部获取资金、为投资人服务,这就进一步压缩了市面上优秀量化团队的空间。「如果拿投资人的钱去做交易,对方至少要拿走收益的一半,而即便自己缺资金去找其他人借款,10-15%的借款利息也比前者更划算。」某知名量化机构负责人王喻黎(化名)说。

而从业者专业能力缺乏则往往会导致项目方资产遭遇重大损失。以今年年初的ZBG交易所封号事件为例,正是当事人发现了该交易所PCC/ZT交易对出现了机器人下单设置错误,并利用该设置错误的规律完成了一波挂高卖单和低买单的操作,在两天时间内盈利约70万ZT,当时价值约为人民币 20 万元。


04 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未来
 

综合来看,数字货币量化交易当前仍处于一个相当杂乱的阶段,几乎所有交易行为都发生在阴暗处,缺乏行业规范与自律,致使行业频繁出现各种乱象,乃至于在许多投资人、项目方的认知中越来越负面,彼此的信任程度也被大幅削弱。

据链捕手了解,许多项目由于熊市资金紧张、被量化团队坑过之后,选择暂时放弃寻找量化团队提供流动性等服务,许多量化团队的订单客户量都在下降,并尝试开拓更多营收渠道。贺炯则向链捕手表示,其项目接下来计划尝试更加低成本的流动性供给方案,例如基于Bancor协议发行币种。

如今,数字货币量化团队们长期野蛮发展的负面后面已经充分显现,自身的阶段性难题也暴露出来,这个市场很可能正迎来一场影响深远的大洗牌。

尽管多名受访者都表示,较长时间内数字货币量化市场在合规化等方面难有突破,但如今阶段数字货币量化市场仍有许多契机,例如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的应用、更多传统量化机构入场等,进而带动整个量化行业的自我升级与规范化。


(作者/龚荃宇,编辑/潘宇波) 查看全部
201902260250165182.jpg

量化交易堪称是区块链行业最为神秘的领域之一,也一直被视为数字货币领域的最大赢家之一。在对多名数字货币量化交易行业资深从业者进行采访后,链捕手试图通过本文向读者们揭开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领域的真实发展状况,尤其是由于失范导致的多重发展困境,欢迎各位共同探讨。


01 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作用
 

量化交易,即根据市场关键数据指征的变化识别交易机会,通过程序化发出买卖指令的交易方式,它以相对先进的模型及严格执行的程序替代人为的主观判断,避免主观交易中因情绪或操作不当导致的失误,往往能为交易者带来更加稳健的收益。

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量化交易就成为全球金融市场占据重要地位的交易方式,并衍生出庞大的金融体系。如今,随着区块链行业的整体向好以及数字货币交易市场的扩张,量化交易也已经被大量团队引入数字货币市场之中,目前各类量化团队已经达到数百家。

从具体操作手法来看,数字货币量化交易与传统金融资产量化交易较为类似,主要包括交易策略研发、风控策略、交易执行环节,量化团队资金管理规模多在3000-5000枚比特币,规模超出1万枚的则可位居顶级量化团队之列。某token fund创始合伙人许超逸表示,量化交易策略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判断趋势进行高抛低吸的策略,即趋势策略;另一类是消除系统性的风险获取相对稳健收益的策略,即套利策略。

「由于数字货币价格波动性较高,而且7x24小时不间断交易,在这种情况下量化团队的理论赚钱效率实际上要比传统金融领域更高。」拾斗量化神牛阁研究院院长牛神说。

由此,量化交易主要承担着帮助资产所有者预防资产贬值风险、获取更多稳健收益的职责,但实际上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所扮演的作用不止于此,并且要比传统金融市场要大得多,无论是对项目方还是交易所,甚至乃至于整个行业。

对于项目方而言,由于数字货币行情动荡、流动性往往不高等原因,大量区块链项目对于募集资金保值增值、币种高流动性高等具有较高需求,量化团队在这几个方面能对项目方予以较大作用,相当于帮助项目方理财以及维持币种交易量与价格的相对稳定。

「项目方的分内之事是技术拓展、行业落地,但其市场价值再很多时候受到各因素的影响并没有体现在币价上。」某区块链项目创始人詹鸥(化名)说道,「很多项目方在二级市场是比较脆弱的,尤其是市场价值彰显以及应对许多庄家在二级市场的狙击方面,需要量化团队的协助。」

对于交易所而言,尤其是那些新成立或者三四线的交易所,它们由于用户量不足往往在买卖挂单的数量上比较匮乏,该交易所币价波动幅度更大、提升用户的交易成本,从而减弱用户在该交易所的交易欲望。量化团队则可以通过多种量化策略增加交易所的买卖挂单,促成用户在该交易所达成交易、提升该交易所的竞争力。

许超逸进一步指出,量化交易团队对行业最大的贡献就在于通过机器判断市场行情进行挂单,提升了交易的深度并维持了流动性。

不过相比传统金融市场的量化交易,数字货币市场的量化交易由于发展阶段过早、自身特性等原因,还存在各种各样的内外部问题,致使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并没有很好地扮演其角色,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

在过程上,量化交易往往会受到数据源不足且不准确、庄家控盘砸盘致使行情动荡、交易所时常出现bug、交易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等因素的影响;在结果上,只有极少数量化团队赚得盆满钵满,大多数量化团队在量化交易方面几乎无法维持稳定收益,并导致项目方或者投资人的资金出现大额亏损。


02 外部难题:交易环境尚不规范
 

从外部来看,数字货币市场目前缺乏基础而准确的交易数据,而这些数据对基于大量数据分析的量化交易来说至关重要,「有时候你以为你从交易所API里面接入的数据是准确的,其实里面有一大堆的垃圾交易数据和假交易数据,根本没有用,还会干扰你的判断。」许超逸说。

这种现象主要归结于交易所方面的虚增交易量,它们为了保持较高的交易量水平与排名,通常会虚增大量非正常情况的交易数据,而外界很难察觉与判断。

进一步来看,数字货币交易所的透明性、公开性远低于传统证券交易所,这些交易所大多处于监管空白地区,市场频频传出交易所方面作为规则制定者打破规则、扰乱市场秩序的事件,这意味着交易所作为不可控因素实际上增加了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难度与风险。

去年11月,知名量化投资基金Amber AI就公开控诉 OKEx 在BCH 期货上的多次不公平操作导致该基金损失 70 万美元资金,引起市场的轩然大波,但几番争执后并没有实质性结果。

而在技术层面,许多交易所交易系统的安全性与稳定性也相对较低,时常出现bug影响量化团队的策略执行。同时,目前几乎所有数字货币交易所都不支持或者欢迎毫秒级高频交易,「这主要出于系统安全以及技术难度等原因,现阶段如果交易频率过高,交易所甚至会限制端口、封号。」李赵鑫说。

同时,数字货币市场的庄家砸盘、内幕炒作等现象也要显著超过传统金融市场,而且很多项目方的量化做市策略都会被某些量化团队或者羊毛党盯上,这对量化交易对于突发事件的风控策略提出了更具挑战性的要求。

在链捕手的采访中,多个项目都表示其做市策略都曾受到第三方的针对性套利,其中某知名游戏项目创始人贺炯(化名)告诉链捕手,他去年曾将项目私募所得ETH超过一半交给了某量化团队打理,但由于该团队的策略遭遇第三方的套利,最终亏损了几千个ETH。

随着越来越多量化团队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存量互割」也逐渐成为本市场的常态,致使量化团队通过套利策略获取稳健收益的难度越来越大,特别是在当前恶劣的市场环境下,资产保值与盈利对大多数量化团队都相当遥远。


03 内部原因:人性之恶与能力缺乏
 

除了前述外部原因,许多内在原因也对量化交易在数字货币市场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其中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人性之恶。「这个圈子是非常乱的,不少量化团队极其没有底线,从项目团队那里拿了巨额的管理费用,以量化交易之名,行坑骗投资人之实。」许超逸告诉链捕手。

由于量化团队手中往往掌握着巨额资金,而行业规范化、透明度比较低,这就为量化团队暗中进行资产转移、中饱私囊留下很大的空间。知名投资人易理华就曾在朋友圈透露,他了解多个项目方被同一个量化团队给坑了。

詹鸥所在项目就曾因此结束了与第一家量化团队的合作。詹鸥告诉链捕手,由于交易信息存在滞后,他们多次认为该量化团队的交易策略存在不妥,怀疑这个团队做老鼠仓。结束合作滞后,该项目在找到另一家量化团队的同时,建立了项目内部的量化团队,实行内外部混搭的量化交易策略。

而且,目前市场上许多所谓的量化团队其实并非真正的量化交易团队,而是故意将自己包装而成。李赵鑫表示,真正的量化交易要基于大量程序化数据自动执行交易策略,但很多团队的交易核心是交易员的主观交易,他们更多是把量化当做营销手段,去获取大量的资金并从中获益。

量化团队从业者素质参差不齐、缺乏准入门槛也是量化交易市场出现种种问题的原因之一。牛神告诉链捕手,目前数字货币量化团队大多都是传统金融市场的小团队或者入门者,真正厉害的传统金融量化团队还没有真正进入这个市场,这一方面因为传统金融量化市场其实非常赚钱,他们没有动力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另一方面因为合规性存在障碍。

同时,真正有实力的量化机构会倾向于拿自有资金进行量化交易,而不是从外部获取资金、为投资人服务,这就进一步压缩了市面上优秀量化团队的空间。「如果拿投资人的钱去做交易,对方至少要拿走收益的一半,而即便自己缺资金去找其他人借款,10-15%的借款利息也比前者更划算。」某知名量化机构负责人王喻黎(化名)说。

而从业者专业能力缺乏则往往会导致项目方资产遭遇重大损失。以今年年初的ZBG交易所封号事件为例,正是当事人发现了该交易所PCC/ZT交易对出现了机器人下单设置错误,并利用该设置错误的规律完成了一波挂高卖单和低买单的操作,在两天时间内盈利约70万ZT,当时价值约为人民币 20 万元。


04 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未来
 

综合来看,数字货币量化交易当前仍处于一个相当杂乱的阶段,几乎所有交易行为都发生在阴暗处,缺乏行业规范与自律,致使行业频繁出现各种乱象,乃至于在许多投资人、项目方的认知中越来越负面,彼此的信任程度也被大幅削弱。

据链捕手了解,许多项目由于熊市资金紧张、被量化团队坑过之后,选择暂时放弃寻找量化团队提供流动性等服务,许多量化团队的订单客户量都在下降,并尝试开拓更多营收渠道。贺炯则向链捕手表示,其项目接下来计划尝试更加低成本的流动性供给方案,例如基于Bancor协议发行币种。

如今,数字货币量化团队们长期野蛮发展的负面后面已经充分显现,自身的阶段性难题也暴露出来,这个市场很可能正迎来一场影响深远的大洗牌。

尽管多名受访者都表示,较长时间内数字货币量化市场在合规化等方面难有突破,但如今阶段数字货币量化市场仍有许多契机,例如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的应用、更多传统量化机构入场等,进而带动整个量化行业的自我升级与规范化。


(作者/龚荃宇,编辑/潘宇波)
数字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