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Facebook

12 个要点,了解 Facebook 数字货币听证会核心信息

资讯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


在 7 月 16 日进行的 「审查 Facebook 发行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顾虑」的 参议院听证会 中,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只有少部分议员发表了对于 Libra 技术创新的认可。会上部分议员还提到了很多关于 Facebook 之前泄露隐私的质疑,以及涉嫌操控 2016 年美国大选等尖锐问题,但由于 David Marcus 不是 Facebook 的 CEO 或 CFO,所以绝大多数回复都是比较官方或者尽可能回避了。

在 David Marcus 发表今早就 已公开的证词 之前,Sherrod Brown 议员就直接抨击 Facebook 公司的历史问题。他说 Facebook 宣称 Libra 希望将更开放的支付工具提供给更多人,但实际上 Facebook 自己只是一个通过算法控制用户能看到什么的平台,曾经还导致过各种社会和隐私问题,如何相信这样的平台来接管我们的交易账本呢?

在 David Marcus 的证词之后就是问答环节,以下是部分问题或者要点摘录:


1、Libra 协会是创立在瑞士的,那到底需不需要美国监管?

当然需要,而且会符合任何监管机构的要求。


2、那该由哪个机构应该来监管,在美国有太多监管机构了。

对于任何监管机构提出的合法监管需求,Libra 和 Calibra 都需要满足。


3、你是否愿意使用 Libra 支付你自己和团队的工资?

愿意。


4、因为 2008 年的金融危机很多大金融机构都倒闭了,如何确保 Libra 和 Calibra 不会倒闭?

通过 Libra 储备机制的保障。


5、如果创建 Calibra 账号的是危险人物怎么办?

在 Calibra 上使用,需要使用政府发行的证件认证,并执行反洗钱等措施。


6、关于 Libra 协会的融资情况,他提到了每个联盟成员都可以给 Libra 项目投入资金,而 Facebook 目前也未确认自己会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7、Microsoft 在 90 年代有个策略就是「拥抱、扩展再消灭」,Libra 是如何防止成为下一个 Microsoft 的 ? 

和当时的情况不一样,因为 Libra 的技术是开源的。


8、关于 Calibra 是否可以和第三方钱包数据共享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用户可以将私钥,数据,账本导出到第三方钱包中。


9、关于 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enger 是否可以内置第三方钱包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Facebook 的平台中不会内置第三方钱包,但可以使用 Calibra 转账给第三方钱包。


10、有个议员算是给加密货币托管商 Anchorage 做了个软广告,说了一大段话描述这家公司。Anchorage 是 Libra 协会的成员之一。


11、为什么选择在瑞士成立 Libra 协会,而不选择美国?

因为希望把 Libra 带给更多人,而且很多其他国际金融机构都选择了瑞士。


12、到底是谁对 libra 协会负责?

协会如何做决定?由 100 名成员选举出的 5-19 名人员组成的理事会。所有协会的提案都会是公开的,而且 100 名成员都有每人一票的投票权,Facebook 也一样。


来源:Examining Facebook’s Proposed Digital Currency and Data Privacy Considerations
整理:潘致雄 查看全部
everything-you-need-to-know-about-facebook-s-libra-cryptocurrency__485515_.jpg


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



在 7 月 16 日进行的 「审查 Facebook 发行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顾虑」的 参议院听证会 中,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只有少部分议员发表了对于 Libra 技术创新的认可。会上部分议员还提到了很多关于 Facebook 之前泄露隐私的质疑,以及涉嫌操控 2016 年美国大选等尖锐问题,但由于 David Marcus 不是 Facebook 的 CEO 或 CFO,所以绝大多数回复都是比较官方或者尽可能回避了。

在 David Marcus 发表今早就 已公开的证词 之前,Sherrod Brown 议员就直接抨击 Facebook 公司的历史问题。他说 Facebook 宣称 Libra 希望将更开放的支付工具提供给更多人,但实际上 Facebook 自己只是一个通过算法控制用户能看到什么的平台,曾经还导致过各种社会和隐私问题,如何相信这样的平台来接管我们的交易账本呢?

在 David Marcus 的证词之后就是问答环节,以下是部分问题或者要点摘录:


1、Libra 协会是创立在瑞士的,那到底需不需要美国监管?

当然需要,而且会符合任何监管机构的要求。


2、那该由哪个机构应该来监管,在美国有太多监管机构了。

对于任何监管机构提出的合法监管需求,Libra 和 Calibra 都需要满足。


3、你是否愿意使用 Libra 支付你自己和团队的工资?

愿意。


4、因为 2008 年的金融危机很多大金融机构都倒闭了,如何确保 Libra 和 Calibra 不会倒闭?

通过 Libra 储备机制的保障。


5、如果创建 Calibra 账号的是危险人物怎么办?

在 Calibra 上使用,需要使用政府发行的证件认证,并执行反洗钱等措施。


6、关于 Libra 协会的融资情况,他提到了每个联盟成员都可以给 Libra 项目投入资金,而 Facebook 目前也未确认自己会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7、Microsoft 在 90 年代有个策略就是「拥抱、扩展再消灭」,Libra 是如何防止成为下一个 Microsoft 的 ? 

和当时的情况不一样,因为 Libra 的技术是开源的。


8、关于 Calibra 是否可以和第三方钱包数据共享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用户可以将私钥,数据,账本导出到第三方钱包中。


9、关于 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enger 是否可以内置第三方钱包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Facebook 的平台中不会内置第三方钱包,但可以使用 Calibra 转账给第三方钱包。


10、有个议员算是给加密货币托管商 Anchorage 做了个软广告,说了一大段话描述这家公司。Anchorage 是 Libra 协会的成员之一。


11、为什么选择在瑞士成立 Libra 协会,而不选择美国?

因为希望把 Libra 带给更多人,而且很多其他国际金融机构都选择了瑞士。


12、到底是谁对 libra 协会负责?

协会如何做决定?由 100 名成员选举出的 5-19 名人员组成的理事会。所有协会的提案都会是公开的,而且 100 名成员都有每人一票的投票权,Facebook 也一样。


来源:Examining Facebook’s Proposed Digital Currency and Data Privacy Considerations
整理:潘致雄

不欢而散的Libra听证会,躺枪的币圈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在昨晚的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Facebook区块链负责人、Calibra首席执行官 David Marcus正面遭受了议员们的围攻,政客们称该公司是在“妄想”,是不可信的。

例如,参议员Sherrod Brown直言称:

    “一桩又一桩丑闻的发生,表明Facebook不值得我们信任。”



议员们认为,在Facebook推出新的商业模式之前,应首先清理一下自己的“房子”。

民主党副主席Sherrod Brown在听证会上表示:

    “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实验群众的银行账户?这太疯狂了!”



共和党参议员Martha McSally则直言说:

    “我不信任你们。”



四点担忧造成议员不信任Facebook Libra


纵观整场听证会,议员们对Facebook的不信任主要体现在这几个方面:

    历史遗留问题,Facebook之前拿客户隐私信息当交易筹码的丑闻所致;

    Facebook本身影响力过大,甚至有议员认为其本身是一个国家,而不是一家公司,因此并不希望看到Facebook扩大其影响力;

    关于如何解决Libra的隐私问题,Marcus的说法存在矛盾之处;

    Libra注册在瑞士,议员们希望是由美国监管层主导监管该项目,而目前Libra暂没有接受监管;



关于听证会的一些思考


似乎不难看出,监管层对Libra尚未有很好的了解,很多提问都可以在其白皮书中找到答案,议员们的担心也都无可厚非,而这次听证会的不欢而散,也在很多人的预料当中,但其也透露出了一个信号:短期Libra是很难发行的,其监管之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那是否意味着Libra就胎死腹中了呢?我觉得不会,正如Marcus在听证会上表示:

    “我相信,如果美国不在数字货币和支付领域引领创新,其他国家也会……”



Facebook找到了一个魔盒,而这个魔盒将会对世界产生颠覆性影响,而在此时此刻,全球各国的央行等机构都在摩拳擦掌。

监管层虽然并不喜欢Libra,但个人认为他们最终会迫于压力而对其放行,但这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Libra听证会过后,币圈躺枪


值得玩味的是,在听证会临近结束时,比特币市场价突然暴跌,根据qkl123.com提供的数据显示,比特币在北京时间16号23点45分左右开始跳水,至17日凌晨1点30跌至9511美元。





(数据来自:qkl123.com)


关于Libra与比特币之间,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直接联系,在部分币圈人士来看,Libra作为一种中心化的数字资产,其受到监管层的阻挠,更是凸显出了去中心化的比特币的价值。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是持有类似的观点,他们认为,Libra作为一种可信度更高的中心化稳定币,其或许可为币圈带来更多的入场资金及便利,而其难产无疑会降低参与者的预期,因此市场被砸盘了。

似乎两种解释都有一些道理,那是否还存在另一种解释呢?

在笔者看来,昨晚的行情,主要是由大资金机构在主导,以造成市场恐慌。





(市场恐慌度已达到今年1月份的水平)


而之后的阴跌便是其希望得到的结果,市场大跌,参与者们自然会去找各种原因,而听证会便是最好的一个解释,则市场更愿意相信这是利空消息。

但本质上,机构们并没有离场,而是在默默地收割……


文/洒脱喜 查看全部
congress-libra-social.jpg

在昨晚的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Facebook区块链负责人、Calibra首席执行官 David Marcus正面遭受了议员们的围攻,政客们称该公司是在“妄想”,是不可信的。

例如,参议员Sherrod Brown直言称:


    “一桩又一桩丑闻的发生,表明Facebook不值得我们信任。”




议员们认为,在Facebook推出新的商业模式之前,应首先清理一下自己的“房子”。

民主党副主席Sherrod Brown在听证会上表示:


    “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实验群众的银行账户?这太疯狂了!”




共和党参议员Martha McSally则直言说:


    “我不信任你们。”




四点担忧造成议员不信任Facebook Libra


纵观整场听证会,议员们对Facebook的不信任主要体现在这几个方面:


    历史遗留问题,Facebook之前拿客户隐私信息当交易筹码的丑闻所致;

    Facebook本身影响力过大,甚至有议员认为其本身是一个国家,而不是一家公司,因此并不希望看到Facebook扩大其影响力;

    关于如何解决Libra的隐私问题,Marcus的说法存在矛盾之处;

    Libra注册在瑞士,议员们希望是由美国监管层主导监管该项目,而目前Libra暂没有接受监管;




关于听证会的一些思考


似乎不难看出,监管层对Libra尚未有很好的了解,很多提问都可以在其白皮书中找到答案,议员们的担心也都无可厚非,而这次听证会的不欢而散,也在很多人的预料当中,但其也透露出了一个信号:短期Libra是很难发行的,其监管之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那是否意味着Libra就胎死腹中了呢?我觉得不会,正如Marcus在听证会上表示:


    “我相信,如果美国不在数字货币和支付领域引领创新,其他国家也会……”




Facebook找到了一个魔盒,而这个魔盒将会对世界产生颠覆性影响,而在此时此刻,全球各国的央行等机构都在摩拳擦掌。

监管层虽然并不喜欢Libra,但个人认为他们最终会迫于压力而对其放行,但这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Libra听证会过后,币圈躺枪


值得玩味的是,在听证会临近结束时,比特币市场价突然暴跌,根据qkl123.com提供的数据显示,比特币在北京时间16号23点45分左右开始跳水,至17日凌晨1点30跌至9511美元。

201907170315219032.jpg

(数据来自:qkl123.com)


关于Libra与比特币之间,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直接联系,在部分币圈人士来看,Libra作为一种中心化的数字资产,其受到监管层的阻挠,更是凸显出了去中心化的比特币的价值。

201907170321124870.jpg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是持有类似的观点,他们认为,Libra作为一种可信度更高的中心化稳定币,其或许可为币圈带来更多的入场资金及便利,而其难产无疑会降低参与者的预期,因此市场被砸盘了。

似乎两种解释都有一些道理,那是否还存在另一种解释呢?

在笔者看来,昨晚的行情,主要是由大资金机构在主导,以造成市场恐慌。

201907170437124423.jpg

(市场恐慌度已达到今年1月份的水平)


而之后的阴跌便是其希望得到的结果,市场大跌,参与者们自然会去找各种原因,而听证会便是最好的一个解释,则市场更愿意相信这是利空消息。

但本质上,机构们并没有离场,而是在默默地收割……


文/洒脱喜

Libra V.S.美国国会,新货币战争硝烟起

资讯xcong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虽然Libra官方此前从未踏足美国国会一步,但它的名字已经在过去一周无数次在这里被提起。而今天,双方正式交锋了。

美东时间7月16日上午10点,在Libra白皮书发布的28天之后,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做客国会山,接受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质询。


美国立法者关心什么?


审查Facebook提出的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这是美国参议院委员会对于Libra关注的焦点。

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向Libra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美国是否应该带头制定规则,对以Libra为代表的数字货币进行监督?

此外,委员会副主席Sherrod Brwon也提出质疑,如果说Facebook过往一系列的不良行为(利益熏心、操纵网民情绪)已经让人们大失所望,那么为何还要让它把手伸入人们的银行账户?他还尖锐地指出,Facebook有滥用用户数据的历史,用户还会相信Facebook发币吗?

委员会主席Mike Crapo则发问称,为什么Libra将总部设立在瑞士日内瓦,而非美国境内?






参议院此前认为,由于Libra用户的身份不可验证,且无法规审查这些交易,那么Libra将面临洗钱、恐怖主义融资、欺诈、逃税等一系列问题。这一处于灰色地带的特性,让Libra从一开始就带有“原罪”色彩。

而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其他问题还是Libra的各种细节,包括:作为加密货币交易,如何处理被盗的风险?Libra工作人员的全部工资是否以Libra支付?作为支付工具的Libra,其付款数据是否会被商业化利用?


Libra如何回应?







作为Libra负责人,Marcus表示,在正式推出Libra之前会和美国和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进行充分合作;而他也重申,Libra不会逃避任何监管。

Marcus希望人们可以相信Libra,目前在上线前,也正在与美国监管机构合作。

“如果人们可以更安全、更容易地通过智能手机接收汇款,这就是Libra的应用场景。如果美国不引领数字货币的创新,其他国家就会抢在美国之前完成它。”

针对Libra选择瑞士作为总部一事,Marcus表示,这是因为Libra希望与世贸组织以及国际清算银行在同一地;至于美国,Libra也将会注册FinCEN(美国金融犯罪与执法网络)。

此外,Marcus称,未来Libra产生的数据不会被用于商业化,并愿意自己的资产都转化为Libra加密货币,而Libra一对一的资金储备属性,能够保证其价值的稳定,不会控制Libra的供应量。

他还表示,Libra不仅拥有KYC和电子邮件认证程序,还拥有强大的认证程序,以及及时的内部沟通;Facebook目前尚未决定会在Libra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Libra将附带消费者保护,我们也将尽最大努力解决这类索赔问题,并通过我们的客户服务来解决这些问题。

Libra将由储备支持,我们随时准备在客户支持方面投入巨资,只为提供帐户保护,防止欺诈。

Libra还将支持1:1储备,我们的用户在开设Libra账户时需要政府给予的ID,且需要通过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认证等要求。

Marcus也坦言,Libra的确需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才能赢得人们的信任;同时强调,Libra用户并非匿名。

其实在听证会前一天(7月15日),Marcus就按照国会惯例公布了书面证词。






根据该证词,Marcus对Libra项目及其整个生态系统进行了介绍和说明。他说,Libra的目标是开发出一种安全、低成本的方式,让人们有效地在世界各地转移资金,从而成为当前金融系统的替代方案。

Libra是一种支付工具,而不是一种投资。人们不会像购买股票或债券那样购买它来持有,并期望它能支付收入或增加价值。相反,Libra更像现金。例如,人们会用它给其他国家的家庭成员寄钱,或者买东西。

Libra无意与任何主权货币竞争,或进入货币政策领域。Libra协会将与美联储和其他中央银行合作,确保Libra不与主权货币竞争或干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仍属于中央银行的范畴。

Marcus称,从现在到将来正式推出的这段时间里,是一个开放的过程,并受到监督和审查。Facebook也预计,这将是金融科技历史上,监管机构和各国央行将进行的一次最广泛、最谨慎的“产品上市前”监管。

Marcus同时强调,在完全解决了监管方面的顾虑并获得了适当的批准前,Facebook不会冒然推出Libra数字加密货币。


新货币战争打响了吗?


早在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 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包括 Waters 在内的五名成员向 Facebook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递交了一封信,信中呼吁暂停虚拟货币 Libra 的发展;与此同时,金融服务委员会及其附属小组委员会举行听证会,确定它将如何运作,以及将采取何种保护措施来保护用户隐私。






而美国监管的步伐明显加快。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已经起草了一项名为“科技巨头远离金融法案”的法案,旨在防止科技巨头成为金融机构;其还试图禁止这些公司“建立、维护或运营数字资产,这里提到的数字资产可被用作美联储理事会所定义的交易媒介、账户单位和价值存储”。

值得一提的是,这份法案草案出现的时间非常微妙,几天后关于科技巨头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的听证会就将举行。

根据草案,任何年度全球收入超过250亿美元且主要从事提供在线公共市场、交易所或第三方平台业务的科技公司都将遭到禁止。违反该法案的任何一项都会招致每日100万美元的罚款。

对于Libra的监管,也一定是建立在其潜在风险之上。

特朗普上周在其社交媒体上表示,不受监管的数字资产还会助长贩毒等非法行为;自己不是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追捧者,数字货币并非货币,它们的价格波动剧烈,且毫无价值基础。在他看来,在美国只有一种真正的货币,那就是美元。

此外,特朗普称,Facebook近期计划发行的数字货币Libra根本不可靠。他认为,如果Facebook和其他公司想要如同银行一样,就必须为这些虚拟的数字货币寻求银行执照,“并像其它银行一样遵守国内和国际上的所有银行监管法规。 ”






当日稍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的半年度听证时也重申,Facebook计划发行的加密数字货币Libra引发对数据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和金融稳定性等多重担忧。这需要细致入微、耐心地评估相关风险,耗时可能会超过12个月。






本周,美国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也加入质疑Libra的大军,称加密货币是为骗子准备的。他表示,非常担心Libra和其他虚拟货币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并誓言一旦发现参与洗钱和其他非法活动的不法分子,财政部将予以打击。同时,他还表示,“我们不会允许数字资产服务提供商在阴影下运作。”






美国财经频道CNBC主持人Ran NeuNer在Libra听证期间表示,这次听证会是关于Facebook的,而不是关于加密货币的,国会讨厌Facebook。






的确,美国国会两党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同仇敌忾地面向同一个对手了。

 
作者 | 胡琛 查看全部
201907170732461.jpg

虽然Libra官方此前从未踏足美国国会一步,但它的名字已经在过去一周无数次在这里被提起。而今天,双方正式交锋了。

美东时间7月16日上午10点,在Libra白皮书发布的28天之后,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做客国会山,接受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质询。


美国立法者关心什么?


审查Facebook提出的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这是美国参议院委员会对于Libra关注的焦点。

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向Libra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美国是否应该带头制定规则,对以Libra为代表的数字货币进行监督?

此外,委员会副主席Sherrod Brwon也提出质疑,如果说Facebook过往一系列的不良行为(利益熏心、操纵网民情绪)已经让人们大失所望,那么为何还要让它把手伸入人们的银行账户?他还尖锐地指出,Facebook有滥用用户数据的历史,用户还会相信Facebook发币吗?

委员会主席Mike Crapo则发问称,为什么Libra将总部设立在瑞士日内瓦,而非美国境内?

201907170732472.jpg


参议院此前认为,由于Libra用户的身份不可验证,且无法规审查这些交易,那么Libra将面临洗钱、恐怖主义融资、欺诈、逃税等一系列问题。这一处于灰色地带的特性,让Libra从一开始就带有“原罪”色彩。

而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其他问题还是Libra的各种细节,包括:作为加密货币交易,如何处理被盗的风险?Libra工作人员的全部工资是否以Libra支付?作为支付工具的Libra,其付款数据是否会被商业化利用?


Libra如何回应?


201907170732473.jpg


作为Libra负责人,Marcus表示,在正式推出Libra之前会和美国和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进行充分合作;而他也重申,Libra不会逃避任何监管。

Marcus希望人们可以相信Libra,目前在上线前,也正在与美国监管机构合作。

“如果人们可以更安全、更容易地通过智能手机接收汇款,这就是Libra的应用场景。如果美国不引领数字货币的创新,其他国家就会抢在美国之前完成它。”

针对Libra选择瑞士作为总部一事,Marcus表示,这是因为Libra希望与世贸组织以及国际清算银行在同一地;至于美国,Libra也将会注册FinCEN(美国金融犯罪与执法网络)。

此外,Marcus称,未来Libra产生的数据不会被用于商业化,并愿意自己的资产都转化为Libra加密货币,而Libra一对一的资金储备属性,能够保证其价值的稳定,不会控制Libra的供应量。

他还表示,Libra不仅拥有KYC和电子邮件认证程序,还拥有强大的认证程序,以及及时的内部沟通;Facebook目前尚未决定会在Libra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Libra将附带消费者保护,我们也将尽最大努力解决这类索赔问题,并通过我们的客户服务来解决这些问题。

Libra将由储备支持,我们随时准备在客户支持方面投入巨资,只为提供帐户保护,防止欺诈。

Libra还将支持1:1储备,我们的用户在开设Libra账户时需要政府给予的ID,且需要通过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认证等要求。

Marcus也坦言,Libra的确需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才能赢得人们的信任;同时强调,Libra用户并非匿名。

其实在听证会前一天(7月15日),Marcus就按照国会惯例公布了书面证词。

201907170732474.jpeg


根据该证词,Marcus对Libra项目及其整个生态系统进行了介绍和说明。他说,Libra的目标是开发出一种安全、低成本的方式,让人们有效地在世界各地转移资金,从而成为当前金融系统的替代方案。

Libra是一种支付工具,而不是一种投资。人们不会像购买股票或债券那样购买它来持有,并期望它能支付收入或增加价值。相反,Libra更像现金。例如,人们会用它给其他国家的家庭成员寄钱,或者买东西。

Libra无意与任何主权货币竞争,或进入货币政策领域。Libra协会将与美联储和其他中央银行合作,确保Libra不与主权货币竞争或干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仍属于中央银行的范畴。

Marcus称,从现在到将来正式推出的这段时间里,是一个开放的过程,并受到监督和审查。Facebook也预计,这将是金融科技历史上,监管机构和各国央行将进行的一次最广泛、最谨慎的“产品上市前”监管。

Marcus同时强调,在完全解决了监管方面的顾虑并获得了适当的批准前,Facebook不会冒然推出Libra数字加密货币。


新货币战争打响了吗?


早在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 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包括 Waters 在内的五名成员向 Facebook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递交了一封信,信中呼吁暂停虚拟货币 Libra 的发展;与此同时,金融服务委员会及其附属小组委员会举行听证会,确定它将如何运作,以及将采取何种保护措施来保护用户隐私。

201907170732485.jpg


而美国监管的步伐明显加快。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已经起草了一项名为“科技巨头远离金融法案”的法案,旨在防止科技巨头成为金融机构;其还试图禁止这些公司“建立、维护或运营数字资产,这里提到的数字资产可被用作美联储理事会所定义的交易媒介、账户单位和价值存储”。

值得一提的是,这份法案草案出现的时间非常微妙,几天后关于科技巨头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的听证会就将举行。

根据草案,任何年度全球收入超过250亿美元且主要从事提供在线公共市场、交易所或第三方平台业务的科技公司都将遭到禁止。违反该法案的任何一项都会招致每日100万美元的罚款。

对于Libra的监管,也一定是建立在其潜在风险之上。

特朗普上周在其社交媒体上表示,不受监管的数字资产还会助长贩毒等非法行为;自己不是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追捧者,数字货币并非货币,它们的价格波动剧烈,且毫无价值基础。在他看来,在美国只有一种真正的货币,那就是美元。

此外,特朗普称,Facebook近期计划发行的数字货币Libra根本不可靠。他认为,如果Facebook和其他公司想要如同银行一样,就必须为这些虚拟的数字货币寻求银行执照,“并像其它银行一样遵守国内和国际上的所有银行监管法规。 ”

201907170732486.jpeg


当日稍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的半年度听证时也重申,Facebook计划发行的加密数字货币Libra引发对数据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和金融稳定性等多重担忧。这需要细致入微、耐心地评估相关风险,耗时可能会超过12个月。

201907170732497.jpg


本周,美国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也加入质疑Libra的大军,称加密货币是为骗子准备的。他表示,非常担心Libra和其他虚拟货币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并誓言一旦发现参与洗钱和其他非法活动的不法分子,财政部将予以打击。同时,他还表示,“我们不会允许数字资产服务提供商在阴影下运作。”

201907170732498.jpg


美国财经频道CNBC主持人Ran NeuNer在Libra听证期间表示,这次听证会是关于Facebook的,而不是关于加密货币的,国会讨厌Facebook。

201907170732499.jpeg


的确,美国国会两党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同仇敌忾地面向同一个对手了。

 
作者 | 胡琛

那些听证会上David Marcus回避的问题

资讯onchain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对一些尖锐问题避而不谈。

据Techcrunch报道,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避开了以下问题:

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MikeCrapo提问:Facebook是否会收集从Facebook 端口进入购物页面通过Calibra交易的数据? 例如当用户通过Facebook页面发现心仪的产品后,通过Calibra钱包进行交易,这些数据是否会被收集?

Libra负责人Marcus只提到Facebook会为用户提供多种选项进行支付渠道,例如信用卡,借记卡,其他钱包以及Calibra钱包。这可能意味着即使Facebook不知道某用户的Calibra钱包里有多少资产或交易纪录,但它可能能获取用户支付数额,以及在Facebook以及其旗下的社交网站发生的交易数额。

参议员Till提问:“Facebook在构建天秤座Libra项目中投了多少资金?”

Marcus并未正面回答该问题,他表示:“Facebook和Calibra并没有明确计划将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当参议员Toomey问道:“如果Libra天秤座委员会会向成员支付利息,为什么它被视为非营利组织。”Marcus也没有正面回复。

参议员Menendez:“如果发现恐怖组织通过天秤座Libra系统转账,天秤座Libra委员会是否会冻结他们的资产?”

Marcus表示,Calibra和储存用户加密货币Libra天秤座的钱包可以做到这一点,并且可以阻止他们将Libra天秤座转换成法币。但并未提到,Libra天秤座委员会可能无法阻止恐怖组织通过非保管钱包转移资产。

参议员Sinema提问:“如果一名巴基斯坦开发商通过泰国交易所和西班牙钱包盗取一名亚利桑那人的加密货币Libra,美国公民是否有权获得保护以和赔偿?”

Marcus回应道:“美国公民可以使用受到美国保护的Libra天秤座钱包,Libra天秤座委员会也会竭力向用户普及如何避免上当受骗。但是Sinema认为:“如果Libra的设立理念是帮助那些受教育程度较低,收入不高的群体进入金融系统,他们受到诈骗者的影响可能性较高。”


作者:LornaQ 查看全部
1.-Libra-1200x694_.jpg

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对一些尖锐问题避而不谈。

据Techcrunch报道,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避开了以下问题:

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MikeCrapo提问:Facebook是否会收集从Facebook 端口进入购物页面通过Calibra交易的数据? 例如当用户通过Facebook页面发现心仪的产品后,通过Calibra钱包进行交易,这些数据是否会被收集?

Libra负责人Marcus只提到Facebook会为用户提供多种选项进行支付渠道,例如信用卡,借记卡,其他钱包以及Calibra钱包。这可能意味着即使Facebook不知道某用户的Calibra钱包里有多少资产或交易纪录,但它可能能获取用户支付数额,以及在Facebook以及其旗下的社交网站发生的交易数额。

参议员Till提问:“Facebook在构建天秤座Libra项目中投了多少资金?”

Marcus并未正面回答该问题,他表示:“Facebook和Calibra并没有明确计划将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当参议员Toomey问道:“如果Libra天秤座委员会会向成员支付利息,为什么它被视为非营利组织。”Marcus也没有正面回复。

参议员Menendez:“如果发现恐怖组织通过天秤座Libra系统转账,天秤座Libra委员会是否会冻结他们的资产?”

Marcus表示,Calibra和储存用户加密货币Libra天秤座的钱包可以做到这一点,并且可以阻止他们将Libra天秤座转换成法币。但并未提到,Libra天秤座委员会可能无法阻止恐怖组织通过非保管钱包转移资产。

参议员Sinema提问:“如果一名巴基斯坦开发商通过泰国交易所和西班牙钱包盗取一名亚利桑那人的加密货币Libra,美国公民是否有权获得保护以和赔偿?”

Marcus回应道:“美国公民可以使用受到美国保护的Libra天秤座钱包,Libra天秤座委员会也会竭力向用户普及如何避免上当受骗。但是Sinema认为:“如果Libra的设立理念是帮助那些受教育程度较低,收入不高的群体进入金融系统,他们受到诈骗者的影响可能性较高。”


作者:LornaQ

Libra听证会火药十足:监管方难以信任Facebook

资讯guigumitan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David Marcus在听证会上,图自TechCrunch)


继去年扎克伯格被美国国会议员们就 Facebook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暴露的数据滥用问题“轮番轰炸”之后,今天,Facebook 又被“传召” 了。

这一次,Libra 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问题成为听证会的主题。

6月18日,随着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币圈最重量级的玩家进场了。这样的大动作,自然逃不过美国监管者警惕的目光。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美东时间 7 月16 日上午 10 点,“Libra 之父”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回答了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一系列尖锐提问。


听证会现场:火力十足、气氛紧张


听证会现场的氛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议员们公开表达了 “Facebook很危险”、“没有人喜欢扎克伯格”、“这里没有人愿意再信任你们”、“Facebook进入支付就是为了让一个已经太过强大的公司变得更强大” 等言辞一再出现。议员们向马库斯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

    鉴于 Facebook 以往已经有着多次肆意操纵用户隐私数据、枉顾新闻专业主义,操纵用户情绪来卖广告等“黑历史”,凭什么现在你来做最需要信任的金融支付之时,要求我们继续信任你?以往你们承诺要努力解决的问题哪一个真正解决了呢?如果你信任Libra,你个人愿意把自己所有资产和薪水都放到上面吗?

    为什么把 Libra 总部放到瑞士而不是美国?Libra 如何有效保护消费者数据,如何应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欺诈和盗用等问题?尤其是 Libra 是跨国界的,如果诈骗者是来自西班牙的,诈骗后果是在另一个国家,你们要遵守哪个国家的法律来保护用户?用户要打电话给哪个法律部门?

    Facebook会允许其他数字钱包在平台上的使用吗?如何处理竞争者关系?

    Libra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委员会到底是哪些人在负责?



面对一个个质疑,马库斯的回答总基调延续了听证会前一天公布的证词里总结的:Libra 将遵守所有美国法规,在美国立法者的担忧得到解决之前不会发币。具体回答如下:

信任问题。人们不必信任Facebook,因为它只是现有 28 个 Libra 基金会成员中的一员,以后可能只是 100 个或更多的理事会成员中的一个。Facebook 只有一票投票权,Libra 建立在开源系统之上,Facebook 不想、也不会控制它。





(现有的Libra基金会的28个成员)


不仅如此,马库斯还表示,愿意将个人资产和薪水都放在 Libra 上,以示对该系统的信任。

此外,马库斯从头到尾多次重复给出的,其他应该信任Facebook做这件事的理由是:

“Facebook选择做这件事,不仅是因为它有资源和能力来做,还因为它认为Libra可以对世界有益。试想一个身处他国的女儿要给母亲汇款,如今要付高昂的转账费用,用的时间还很久。而Libra可以让人们不管身处哪里,都可以用手机迅速、安全、低成本的转钱”。

马库斯还认为,数字货币已经是大趋势,美国在实时支付领域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再主动加入和反应的话,就会冒着在区块链技术竞争上落后的风险,其他国家就会崛起,美国就会继续落后。

Libra 的好处不仅于此,马库斯还认为,Libra “能更好地帮助 Facebook 现有平台上的 9000 多万商业用户降低支付成本,从而创造更多工作”。

监管和用户数据保护 | “Libra基金会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绝对不是为了逃避任何责任,绝不是为了逃避美国法规 ... 尽管它确实在瑞士注册,但它也是在 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管理下注册的”。

至于为什么要注册在瑞士?马库斯的回答是,因为瑞士 “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优势... 世贸组织、国际清算银行都在瑞士。

同时马库斯也强调,Libra 不会在解决美国监管当局的忧虑之前发布,美国应该引领世界数字货币的规则制定。

是否会被用于洗钱乃至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 | “Libra不是一个匿名数字货币,用户不是匿名的,要使用它的数字钱包服务,用户需要上传政府支持的真实身份认证文件,Libra正在跟美国FinCEN (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Libra 协会不能接触到消费用户。Libra系统本身会有高标准的安全编码,如何使用数字货币的金融教育和共识原则也会嵌入到 Libra。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直接销售或直接货币化用户的数据并非“故意为之”,如果它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则会要求用户同意为此目的而使用数据。

商业模式与是否垄断 | Libra 的收入主要会来自两方面:一,Facebook上现有平台上的 9000多万商业用户的支付链条更快捷和低成本带来的平台收益;二,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产生的收益。

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虽然和其它钱包存在竞争关系,但它将会为用户提供多种支付选项,包括信用卡和银行卡。Calibra 将具有互操作性,因此用户可以与其他钱包来回发送资金,数据将具有可移植性,因此用户可以完全切换到竞争对手。

但马库斯同时也表示,在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中,Facebook 只会选择集成自己的Calibra加密货币钱包,并拒绝在其中嵌入竞争钱包。考虑到Facebook各类应用的庞大用户基数,这一独家性,可以使 Calibra 比银行、PayPal、Coinbase 或任何其他潜在的钱包开发商更有优势。

 
Facebook 还值得再被信任吗?


硅谷洞察在整场听证会后感触最深的一点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议员们反反复复在 “我们没办法再信任Facebook” 这一点上打转。

美国区块链权威媒体 CoinDesk 发文称,本次听证会议员们提问的关于 Facebook 本身的问题显然更多,而关于加密技术、区块链技术本身的问题很少,文章作者认为,这或许体现出法律制定者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超过了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不信任。

多次就信任问题发难的 Sherrod Brown 在随后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也坦承,很难让美国人信任一个巨头公司。“美国人不信任华尔街,他们现在把这些大的技术公司也列为‘同流合污’的对象。






马库斯也在听证会结束后发 Twitter 再次强调:“在我们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问题之前,我们不会启动 Libra。 我们也认识到,对于Calibra钱包来说,信任是至关重要的。"






有趣的是,关于 Libra 的监管,马库斯提到,由于 Libra 基金会注册在瑞士,关于用户数据隐私的问题,将自然会接受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

但是,FDPIC 的发言人 Hugo Wyler 在接受美国媒体 CNBC 采访时却表示:“直到今天,我们尚未与 Libra 的发起人交流过。我们希望 Facebook 或 Libra 的其他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为我们提供具体真实的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督能力的程度”。

硅谷洞察就 Libra 听证会的热点,咨询了硅谷的一些区块链从业者。

一位做区块链节点运营服务的朋友提到,从技术角度来看,Libra 使用的是 PoS 共识机制,将带来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去中心化的实现在于不同类型的节点将因为其参与维护网络、确认交易而获得经济回报的激励。而至于回报率如何制定,规则到底是由基金会所有成员来投票决定、还是由 Facebook 这样牵头的巨头来决定,目前还是未知。

另有行业人士提出,Libra 未来的合规成本只会更高。因为任何接触美国服务器的资金转移都必须接受监管 —— 即便交易双方都在美国境外,除非 Libra 在美国不设节点,数据和美国的所有数据中心隔离。

但这样来看,Libra 如果未来不收取高额的手续费,似乎只能靠 “卖数据” 变现支持系统的运营,这将又回到他们被社会和执法者质疑最多的问题上。

 
Libra VS 中国:数字货币的全球性挑战?


在本次听证会上,马库斯提出的 “美国在实时支付上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主动来做,很有可能会落后” 的观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国内已经无处不在的手机移动支付。

Facebook 提出的 Libra 通过服务平台商家便捷支付,以及和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提供更多服务的盈利模式也与国内的微信和支付宝有相似之处。仅就实时支付来看,微信便是“社交+支付”的成功范例,但是微信毕竟只是国内用户主导,说到底是“只支付,不跨境”,而全球社交却是 Facebook 最拿手的优势。

那么,Libra 会进入中国吗?

有可能,但可能性很低。在中国能有足够体量与之抗衡的最大可能就只有微信。尽管不够国际范,用户基础也不到 Facebook 总数的一半,可微信渗透的应用场景却很强大。但微信上所有的支付必须依托银行,直接使用法定货币,银行系统为微信支付承担了身份认证和转账结算这两大业务。

看来,微信的社交再厉害,目前也未能撼动传统的金融模式,而 Libra 却是直接对银行构成了威胁。

你看好 Libra 吗?对本次 Libra 听证会,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


感谢硅谷洞察特约作者金霞、Susan Wu,以及行业人士Xiaohan Zhu、Emily Xu等对本文的贡献 查看全部
201907170751121.jpeg

(David Marcus在听证会上,图自TechCrunch)


继去年扎克伯格被美国国会议员们就 Facebook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暴露的数据滥用问题“轮番轰炸”之后,今天,Facebook 又被“传召” 了。

这一次,Libra 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问题成为听证会的主题。

6月18日,随着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币圈最重量级的玩家进场了。这样的大动作,自然逃不过美国监管者警惕的目光。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美东时间 7 月16 日上午 10 点,“Libra 之父”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回答了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一系列尖锐提问。


听证会现场:火力十足、气氛紧张


听证会现场的氛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议员们公开表达了 “Facebook很危险”、“没有人喜欢扎克伯格”、“这里没有人愿意再信任你们”、“Facebook进入支付就是为了让一个已经太过强大的公司变得更强大” 等言辞一再出现。议员们向马库斯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


    鉴于 Facebook 以往已经有着多次肆意操纵用户隐私数据、枉顾新闻专业主义,操纵用户情绪来卖广告等“黑历史”,凭什么现在你来做最需要信任的金融支付之时,要求我们继续信任你?以往你们承诺要努力解决的问题哪一个真正解决了呢?如果你信任Libra,你个人愿意把自己所有资产和薪水都放到上面吗?

    为什么把 Libra 总部放到瑞士而不是美国?Libra 如何有效保护消费者数据,如何应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欺诈和盗用等问题?尤其是 Libra 是跨国界的,如果诈骗者是来自西班牙的,诈骗后果是在另一个国家,你们要遵守哪个国家的法律来保护用户?用户要打电话给哪个法律部门?

    Facebook会允许其他数字钱包在平台上的使用吗?如何处理竞争者关系?

    Libra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委员会到底是哪些人在负责?




面对一个个质疑,马库斯的回答总基调延续了听证会前一天公布的证词里总结的:Libra 将遵守所有美国法规,在美国立法者的担忧得到解决之前不会发币。具体回答如下:

信任问题。人们不必信任Facebook,因为它只是现有 28 个 Libra 基金会成员中的一员,以后可能只是 100 个或更多的理事会成员中的一个。Facebook 只有一票投票权,Libra 建立在开源系统之上,Facebook 不想、也不会控制它。

201907170751132.jpeg

(现有的Libra基金会的28个成员)


不仅如此,马库斯还表示,愿意将个人资产和薪水都放在 Libra 上,以示对该系统的信任。

此外,马库斯从头到尾多次重复给出的,其他应该信任Facebook做这件事的理由是:

“Facebook选择做这件事,不仅是因为它有资源和能力来做,还因为它认为Libra可以对世界有益。试想一个身处他国的女儿要给母亲汇款,如今要付高昂的转账费用,用的时间还很久。而Libra可以让人们不管身处哪里,都可以用手机迅速、安全、低成本的转钱”。

马库斯还认为,数字货币已经是大趋势,美国在实时支付领域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再主动加入和反应的话,就会冒着在区块链技术竞争上落后的风险,其他国家就会崛起,美国就会继续落后。

Libra 的好处不仅于此,马库斯还认为,Libra “能更好地帮助 Facebook 现有平台上的 9000 多万商业用户降低支付成本,从而创造更多工作”。

监管和用户数据保护 | “Libra基金会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绝对不是为了逃避任何责任,绝不是为了逃避美国法规 ... 尽管它确实在瑞士注册,但它也是在 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管理下注册的”。

至于为什么要注册在瑞士?马库斯的回答是,因为瑞士 “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优势... 世贸组织、国际清算银行都在瑞士。

同时马库斯也强调,Libra 不会在解决美国监管当局的忧虑之前发布,美国应该引领世界数字货币的规则制定。

是否会被用于洗钱乃至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 | “Libra不是一个匿名数字货币,用户不是匿名的,要使用它的数字钱包服务,用户需要上传政府支持的真实身份认证文件,Libra正在跟美国FinCEN (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Libra 协会不能接触到消费用户。Libra系统本身会有高标准的安全编码,如何使用数字货币的金融教育和共识原则也会嵌入到 Libra。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直接销售或直接货币化用户的数据并非“故意为之”,如果它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则会要求用户同意为此目的而使用数据。

商业模式与是否垄断 | Libra 的收入主要会来自两方面:一,Facebook上现有平台上的 9000多万商业用户的支付链条更快捷和低成本带来的平台收益;二,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产生的收益。

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虽然和其它钱包存在竞争关系,但它将会为用户提供多种支付选项,包括信用卡和银行卡。Calibra 将具有互操作性,因此用户可以与其他钱包来回发送资金,数据将具有可移植性,因此用户可以完全切换到竞争对手。

但马库斯同时也表示,在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中,Facebook 只会选择集成自己的Calibra加密货币钱包,并拒绝在其中嵌入竞争钱包。考虑到Facebook各类应用的庞大用户基数,这一独家性,可以使 Calibra 比银行、PayPal、Coinbase 或任何其他潜在的钱包开发商更有优势。

 
Facebook 还值得再被信任吗?


硅谷洞察在整场听证会后感触最深的一点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议员们反反复复在 “我们没办法再信任Facebook” 这一点上打转。

美国区块链权威媒体 CoinDesk 发文称,本次听证会议员们提问的关于 Facebook 本身的问题显然更多,而关于加密技术、区块链技术本身的问题很少,文章作者认为,这或许体现出法律制定者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超过了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不信任。

多次就信任问题发难的 Sherrod Brown 在随后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也坦承,很难让美国人信任一个巨头公司。“美国人不信任华尔街,他们现在把这些大的技术公司也列为‘同流合污’的对象。

201907170751133.jpeg


马库斯也在听证会结束后发 Twitter 再次强调:“在我们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问题之前,我们不会启动 Libra。 我们也认识到,对于Calibra钱包来说,信任是至关重要的。"

201907170751144.jpeg


有趣的是,关于 Libra 的监管,马库斯提到,由于 Libra 基金会注册在瑞士,关于用户数据隐私的问题,将自然会接受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

但是,FDPIC 的发言人 Hugo Wyler 在接受美国媒体 CNBC 采访时却表示:“直到今天,我们尚未与 Libra 的发起人交流过。我们希望 Facebook 或 Libra 的其他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为我们提供具体真实的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督能力的程度”。

硅谷洞察就 Libra 听证会的热点,咨询了硅谷的一些区块链从业者。

一位做区块链节点运营服务的朋友提到,从技术角度来看,Libra 使用的是 PoS 共识机制,将带来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去中心化的实现在于不同类型的节点将因为其参与维护网络、确认交易而获得经济回报的激励。而至于回报率如何制定,规则到底是由基金会所有成员来投票决定、还是由 Facebook 这样牵头的巨头来决定,目前还是未知。

另有行业人士提出,Libra 未来的合规成本只会更高。因为任何接触美国服务器的资金转移都必须接受监管 —— 即便交易双方都在美国境外,除非 Libra 在美国不设节点,数据和美国的所有数据中心隔离。

但这样来看,Libra 如果未来不收取高额的手续费,似乎只能靠 “卖数据” 变现支持系统的运营,这将又回到他们被社会和执法者质疑最多的问题上。

 
Libra VS 中国:数字货币的全球性挑战?


在本次听证会上,马库斯提出的 “美国在实时支付上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主动来做,很有可能会落后” 的观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国内已经无处不在的手机移动支付。

Facebook 提出的 Libra 通过服务平台商家便捷支付,以及和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提供更多服务的盈利模式也与国内的微信和支付宝有相似之处。仅就实时支付来看,微信便是“社交+支付”的成功范例,但是微信毕竟只是国内用户主导,说到底是“只支付,不跨境”,而全球社交却是 Facebook 最拿手的优势。

那么,Libra 会进入中国吗?

有可能,但可能性很低。在中国能有足够体量与之抗衡的最大可能就只有微信。尽管不够国际范,用户基础也不到 Facebook 总数的一半,可微信渗透的应用场景却很强大。但微信上所有的支付必须依托银行,直接使用法定货币,银行系统为微信支付承担了身份认证和转账结算这两大业务。

看来,微信的社交再厉害,目前也未能撼动传统的金融模式,而 Libra 却是直接对银行构成了威胁。

你看好 Libra 吗?对本次 Libra 听证会,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


感谢硅谷洞察特约作者金霞、Susan Wu,以及行业人士Xiaohan Zhu、Emily Xu等对本文的贡献

Libra项目负责人:直到监管落地才会推出Libra项目

资讯31qu 发表了文章 • 2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据美国参议院官网消息,7月16日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发表了他在即将来临的关于Libra的听证会上的准备证词,其中表示在“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担忧并获得批准之前,Facebook不会推出Libra项目。


希望瑞士成为Libra的监管机构
 

此外,马库斯还重申了隐私承诺。他表示,除了基本的交易信息之外,Libra协会不会保留用户的个人数据,Facebook也不会与公司其他人分享关于Calibra钱包的信息。

他补充说,Facebook将Libra视为“支付工具而不是一种投资”,这样可以帮助缓解资金转移并实现互动。同时马库斯称,Libra协会不能从用于广告和其他目的的区块链数据中获利。

同时,由于Libra协会总部设在日内瓦,因此他期望瑞士能够成为隐私监管机构。而据了解,瑞士一向对加密货币都持有积极开放的态度。这也使得马库斯的诉求变得不难理解了。

据coindesk文章表示,一名区块链协会负责人Kristin Smith表示,Facebook之所以选择把Libra协会的总部设立在瑞士,是缺乏对美国监管的深入了解。

她表示:

    “普遍存在的监管不确定性限制了美国公司和投资者进一步开阔加密货币和相关技术的脚步因此不管瑞士的相关法律有什么利好的地方,Facebook都不太可能在美国本土进行更多相关业务的开发。”


但美国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却并不这么看。他在推特中表示:“我们不能允许Facebook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从瑞士银行账户中运行风险较高的新加密货币。”






而不管Facebook将Libra的总部设在瑞士到底有何用意,根据最近美国国内对Libra项目的总体态度来看,想要顺利的推行Libra,Facebook及其他参与该项目的成员还需另谋他法。

 
美国财政部长:使用加密货币资助非法活动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而就在马库斯发布准备证词的几小时之前,美国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7月1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了讲话,发表了有关加密货币监管的相关言论。






姆努钦称使用加密货币资助非法活动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同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已经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被用来支持数十亿美元的非法活动,如网络犯罪、逃税、敲诈、随机软件、非法药物、人口贩运……这确实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姆努钦进一步强调了加密货币作为犯罪融资手段的重要作用,他说:“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这些加密数字货币被非法活动和投机活动所主导。”

这短短一天之内接连发生的两件事似乎表明,当政府部门已经将与加密货币相关的行为活动上升到了国家安全问题时,即使是备受期待的明星项目Libra也不得不低头认怂。

 
“数字金融服务同样要受到法律的约束”
 

此外他还回应了上周五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表的有关加密货币的言论:

    “正如总统所说,比特币的波动性非常大,而且比特币其实就是空气。同时财政部也非常重视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作用。”


同时姆努钦还强调在加密货币交易方面执行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法规的作用。

    “任何加密发送器都必须遵守《银行保密法》(BSA),并在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上进行注册。”


FinCEN是在实践中实施BSA的联邦监管机构,对所有货币服务发送器(包括Liba等加密货币项目)而言都是一个权威性的机构。

据姆努钦称,财政部已经向Facebook和比特币(BTC)的用户强调,数字金融服务与银行等传统机构会被同等对待,也一样要受到反洗钱和打击恐怖主义融资政策的约束。

姆努钦还成立了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数字资产工作组。据报道,该工作组包括SEC、CFTC和美联储等主要监管机构。该联合工作组的目标就是减轻与加密货币相关的监管风险。

马库斯听证会准备证词原文:https://www.banking.senate.gov/imo/media/doc/Marcus%20Testimony%207-16-19.pdf


来源/31QU
文/小壳 查看全部
201907161322542.jpeg

据美国参议院官网消息,7月16日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发表了他在即将来临的关于Libra的听证会上的准备证词,其中表示在“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担忧并获得批准之前,Facebook不会推出Libra项目。


希望瑞士成为Libra的监管机构
 

此外,马库斯还重申了隐私承诺。他表示,除了基本的交易信息之外,Libra协会不会保留用户的个人数据,Facebook也不会与公司其他人分享关于Calibra钱包的信息。

他补充说,Facebook将Libra视为“支付工具而不是一种投资”,这样可以帮助缓解资金转移并实现互动。同时马库斯称,Libra协会不能从用于广告和其他目的的区块链数据中获利。

同时,由于Libra协会总部设在日内瓦,因此他期望瑞士能够成为隐私监管机构。而据了解,瑞士一向对加密货币都持有积极开放的态度。这也使得马库斯的诉求变得不难理解了。

据coindesk文章表示,一名区块链协会负责人Kristin Smith表示,Facebook之所以选择把Libra协会的总部设立在瑞士,是缺乏对美国监管的深入了解。

她表示:


    “普遍存在的监管不确定性限制了美国公司和投资者进一步开阔加密货币和相关技术的脚步因此不管瑞士的相关法律有什么利好的地方,Facebook都不太可能在美国本土进行更多相关业务的开发。”



但美国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却并不这么看。他在推特中表示:“我们不能允许Facebook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从瑞士银行账户中运行风险较高的新加密货币。”

201907161322553.jpeg


而不管Facebook将Libra的总部设在瑞士到底有何用意,根据最近美国国内对Libra项目的总体态度来看,想要顺利的推行Libra,Facebook及其他参与该项目的成员还需另谋他法。

 
美国财政部长:使用加密货币资助非法活动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而就在马库斯发布准备证词的几小时之前,美国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7月1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了讲话,发表了有关加密货币监管的相关言论。

201907161322554.jpeg


姆努钦称使用加密货币资助非法活动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同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已经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被用来支持数十亿美元的非法活动,如网络犯罪、逃税、敲诈、随机软件、非法药物、人口贩运……这确实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姆努钦进一步强调了加密货币作为犯罪融资手段的重要作用,他说:“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这些加密数字货币被非法活动和投机活动所主导。”

这短短一天之内接连发生的两件事似乎表明,当政府部门已经将与加密货币相关的行为活动上升到了国家安全问题时,即使是备受期待的明星项目Libra也不得不低头认怂。

 
“数字金融服务同样要受到法律的约束”
 

此外他还回应了上周五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表的有关加密货币的言论:


    “正如总统所说,比特币的波动性非常大,而且比特币其实就是空气。同时财政部也非常重视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作用。”



同时姆努钦还强调在加密货币交易方面执行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法规的作用。


    “任何加密发送器都必须遵守《银行保密法》(BSA),并在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上进行注册。”



FinCEN是在实践中实施BSA的联邦监管机构,对所有货币服务发送器(包括Liba等加密货币项目)而言都是一个权威性的机构。

据姆努钦称,财政部已经向Facebook和比特币(BTC)的用户强调,数字金融服务与银行等传统机构会被同等对待,也一样要受到反洗钱和打击恐怖主义融资政策的约束。

姆努钦还成立了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数字资产工作组。据报道,该工作组包括SEC、CFTC和美联储等主要监管机构。该联合工作组的目标就是减轻与加密货币相关的监管风险。

马库斯听证会准备证词原文:https://www.banking.senate.gov/imo/media/doc/Marcus%20Testimony%207-16-19.pdf


来源/31QU
文/小壳

“调皮”的Facebook,“操心”的国会,即将到来的听证会要谈什么?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Facebook将于本周二在国会议员面前作证,在Marcus(Facebook区块链部门负责人)前往华盛顿之前,该公司的加密货币项目仍然面临着一些关键问题。

Facebook最近与Visa、万事达(MasterCard)、贝宝(PayPal)、优步(Uber)、eBay和沃达丰(Vodafone)等数十家主要合作伙伴公布了Libra计划,这让加密货币领域陷入了一场“大乱”。这家社交媒体公司希望该项目将为全球数十亿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服务。

尽管如此,Libra的野心和结构已经震惊了世界各地的立法者和监管机构。许多人担心,其可能对全球金融体系构成风险,或者是一种需要监管的证券。

前PayPal高管、Facebook加密货币子公司Calibra的负责人David Marcus将在本周的参众两院听证会上回答上述问题,并可能回答更多问题。但我们已经很清楚他们想知道什么。

 
Libra更像是货币ETF?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证实了消息人士的猜测,即Libra加密货币的结构及其监管方式,目前正在接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审查。知情人士对《华尔街日报》表示,监管机构的工作人员正在调查Libra是否会被归类为交易所交易基金(ETF)。

的确,Coin Center执行董事Jerry Brito和Blockchain Association的Kristin Smith说,国会工作人员也在研究Libra是否符合证券、股票衍生品或ETF的定义。根据Facebook公布的白皮书,Libra将得到一篮子货币和其他证券的支持。Libra的储备金将由一个名为“Libra协会”公司联盟管理,每个成员都是验证节点运营者,将获得一定比例的回报。

Brito说:

    “这听起来就像一个基金。我不知道具体是哪种基金,也许是共同基金(mutual fund)。但这是Facebook周二必须解决的问题。”

    “如果是共同基金,那么其如何以货币形式运作呢?考虑到税务方面的因素,如何用共同基金的股票买东西?”


事实上,ETF.com总经理Dave Nadig在6月25日的一篇文章中称,Libra是有史以来最有趣的ETF申请。Nadig特别指出,Libra白皮书中有一段提到,Libra的用户会与“经过授权的代理商”互动,后者将参与大额的Libra和法币交易。使用这种货币的用户必须通过代理商兑换他们的代币。

    "这听起来很像创建和赎回ETF的过程。"


Brito表示,到了周二,Facebook可能将首次说明其加密货币结构是否属于证券。

    “聪明的法律论据可能会奏效,但当总统、美联储主席和国会两党多数司法委员会成员都对你的观点持否定态度时,那就行不通了。”


在上周五发给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成员的备忘录中,也探讨了这个问题。加州民主党议员Maxine Waters是该委员会的主席。

备忘录中提到:

    “如果一项资产是对公司的投资,且不豁免注册,则必须遵守实现利益冲突最小化的规定,包括定期向投资者披露其财务状况和投资政策。与ETF一样,Libra也可以通过授权代理商赎回,并在公开市场上买卖。”


这段话与Brito的观点一致。

人们还担心,根据现行法律,Libra或Libra协会是否有资格成为一家银行。这是Donald Trump总统上周在推特上提出的问题,他在推特上表示,Facebook将不得不“申请新的银行业执照”。

备忘录中还指出:

    “关于Libra的发展有几个不确定因素,因此,基于金融改革法案,无法确认其银行或非银行机构的地位。”


这些不确定性包括:如何保证Libra的安全;如何防止或应对汇率的剧烈变化;是否应将授权卖家视为经纪商。

 
Facebook愁人的隐私保护措施
 

Facebook保护用户数据的不光彩历史,是大多数议员对其加密货币的担忧所在。上周,据报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Facebook处以50亿美元的罚款,原因是其对用户数据和隐私的侵犯。许多人提出质疑,这家公司无法保护其25亿用户的隐私,如今又该如何信任其创建的大规模新货币体系。

Facebook及其规模虽小但势力强大的支持者将以Libra协会为支撑,称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对Libra的权力将得到制衡,从而防止参与者单方面作恶的行为。Smith说,这一点国会是理解的。

    “他们知道背后存在一个联盟。”


Smith上周和国会办公室举行了数十次会议。

问题是,国会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被这一点所打动。

北卡罗来纳议员Ted Budd说:

    “没有人会认为‘哇,优步也参与了,好的我同意了’。这并未带来太多改变。”


上述备忘录已经提到了对隐私的担忧。

    “Facebook过去在保护用户信息方面存在问题。例如,政治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拥有超过5000万Facebook用户的私人数据,这些数据被用来影响投票行为。”


 
总部设在日内瓦也是错?
 

Smith表示,尽管存在很大的担忧,但Facebook的隐私问题以及Libra是ETF的可能并不是人们最担心的问题。

    “问题在于Libra协会的总部在瑞士。”


事实上,这也是Budd的担忧,他不喜欢Libra给“美国以外带来的创新”。

Smith说,有人担心这将限制美国对这个项目的监督。

对于Facebook和Marcus来说,Libra的命运很可能就在一天后被决定。


原文:https://www.theblockcrypto.com/2019/07/13/washington-insiders-and-waters-memo-heres-what-congress-wants-to-know-about-facebooks-libra-next-week/
作者:Frank Chaparro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201907150428362795.jpg

Facebook将于本周二在国会议员面前作证,在Marcus(Facebook区块链部门负责人)前往华盛顿之前,该公司的加密货币项目仍然面临着一些关键问题。

Facebook最近与Visa、万事达(MasterCard)、贝宝(PayPal)、优步(Uber)、eBay和沃达丰(Vodafone)等数十家主要合作伙伴公布了Libra计划,这让加密货币领域陷入了一场“大乱”。这家社交媒体公司希望该项目将为全球数十亿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服务。

尽管如此,Libra的野心和结构已经震惊了世界各地的立法者和监管机构。许多人担心,其可能对全球金融体系构成风险,或者是一种需要监管的证券。

前PayPal高管、Facebook加密货币子公司Calibra的负责人David Marcus将在本周的参众两院听证会上回答上述问题,并可能回答更多问题。但我们已经很清楚他们想知道什么。

 
Libra更像是货币ETF?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证实了消息人士的猜测,即Libra加密货币的结构及其监管方式,目前正在接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审查。知情人士对《华尔街日报》表示,监管机构的工作人员正在调查Libra是否会被归类为交易所交易基金(ETF)。

的确,Coin Center执行董事Jerry Brito和Blockchain Association的Kristin Smith说,国会工作人员也在研究Libra是否符合证券、股票衍生品或ETF的定义。根据Facebook公布的白皮书,Libra将得到一篮子货币和其他证券的支持。Libra的储备金将由一个名为“Libra协会”公司联盟管理,每个成员都是验证节点运营者,将获得一定比例的回报。

Brito说:


    “这听起来就像一个基金。我不知道具体是哪种基金,也许是共同基金(mutual fund)。但这是Facebook周二必须解决的问题。”

    “如果是共同基金,那么其如何以货币形式运作呢?考虑到税务方面的因素,如何用共同基金的股票买东西?”



事实上,ETF.com总经理Dave Nadig在6月25日的一篇文章中称,Libra是有史以来最有趣的ETF申请。Nadig特别指出,Libra白皮书中有一段提到,Libra的用户会与“经过授权的代理商”互动,后者将参与大额的Libra和法币交易。使用这种货币的用户必须通过代理商兑换他们的代币。


    "这听起来很像创建和赎回ETF的过程。"



Brito表示,到了周二,Facebook可能将首次说明其加密货币结构是否属于证券。


    “聪明的法律论据可能会奏效,但当总统、美联储主席和国会两党多数司法委员会成员都对你的观点持否定态度时,那就行不通了。”



在上周五发给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成员的备忘录中,也探讨了这个问题。加州民主党议员Maxine Waters是该委员会的主席。

备忘录中提到:


    “如果一项资产是对公司的投资,且不豁免注册,则必须遵守实现利益冲突最小化的规定,包括定期向投资者披露其财务状况和投资政策。与ETF一样,Libra也可以通过授权代理商赎回,并在公开市场上买卖。”



这段话与Brito的观点一致。

人们还担心,根据现行法律,Libra或Libra协会是否有资格成为一家银行。这是Donald Trump总统上周在推特上提出的问题,他在推特上表示,Facebook将不得不“申请新的银行业执照”。

备忘录中还指出:


    “关于Libra的发展有几个不确定因素,因此,基于金融改革法案,无法确认其银行或非银行机构的地位。”



这些不确定性包括:如何保证Libra的安全;如何防止或应对汇率的剧烈变化;是否应将授权卖家视为经纪商。

 
Facebook愁人的隐私保护措施
 

Facebook保护用户数据的不光彩历史,是大多数议员对其加密货币的担忧所在。上周,据报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Facebook处以50亿美元的罚款,原因是其对用户数据和隐私的侵犯。许多人提出质疑,这家公司无法保护其25亿用户的隐私,如今又该如何信任其创建的大规模新货币体系。

Facebook及其规模虽小但势力强大的支持者将以Libra协会为支撑,称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对Libra的权力将得到制衡,从而防止参与者单方面作恶的行为。Smith说,这一点国会是理解的。


    “他们知道背后存在一个联盟。”



Smith上周和国会办公室举行了数十次会议。

问题是,国会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被这一点所打动。

北卡罗来纳议员Ted Budd说:


    “没有人会认为‘哇,优步也参与了,好的我同意了’。这并未带来太多改变。”



上述备忘录已经提到了对隐私的担忧。


    “Facebook过去在保护用户信息方面存在问题。例如,政治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拥有超过5000万Facebook用户的私人数据,这些数据被用来影响投票行为。”



 
总部设在日内瓦也是错?
 

Smith表示,尽管存在很大的担忧,但Facebook的隐私问题以及Libra是ETF的可能并不是人们最担心的问题。


    “问题在于Libra协会的总部在瑞士。”



事实上,这也是Budd的担忧,他不喜欢Libra给“美国以外带来的创新”。

Smith说,有人担心这将限制美国对这个项目的监督。

对于Facebook和Marcus来说,Libra的命运很可能就在一天后被决定。


原文:https://www.theblockcrypto.com/2019/07/13/washington-insiders-and-waters-memo-heres-what-congress-wants-to-know-about-facebooks-libra-next-week/
作者:Frank Chaparro
编译:Wendy

Libra 采用的 HotStuff 算法作者亲述:「尤物」诞生记

项目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9 16:17 • 来自相关话题

Ted Yin,HotStuff 论文第一作者, 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系统架构师。

    Facebook 公布了 Libra 白皮书和相关技术文档之后,链闻发现了 Libra 区块链将使用基于拜占庭容错共识的「LibraBFT」共识算法,而 LibraBFT 算法则是「HotStuff」的一个变种。之后,链闻又顺藤摸瓜,找到了「HotStuff」论文的第一作者、美国康奈尔大学(Cornell)大学在读博士生尹茂帆(Ted Yin),请他讲述了 HotStuff 的奥妙。

    Ted Yin 今年 25 岁,目前导师是著名计算机科学家 Emin Gün Sirer 教授和 Robbert van Renesse 教授。他同时也是市场颇为瞩目的区块链新项目 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系统架构师。2018 年暑期期间,他在 VMware Research 实习时提出了「HotStuff」协议中核心算法,并完成了相关论文。

    我们邀请 Ted Yin 撰文分享了他提出 「HotStuff」核心算法前前后后的经历。我们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记录下一个创新性算法被年轻华人研究者提出的背景,一个有可能推动区块链技术发展的基础性研究工作完成的来龙去脉。我们希望以此帮助读者更好了理解「HotStuff」,更可以激励区块链行业的研究者和开发者更好地建设。



一入系统深似海


没想到,HotStuff ,这个被我中文起名为「尤物」协议的科研成果,或多或少竟源自于我第一个「失败」的研究。请容我细细说来。2016 年,博士之旅伊始,我的导师 Emin Gün Sirer 教授便拿出几份论文让我细细研读。其中有:

    Paxos Made Moderately Complex;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Implementing Fault-Tolerant Services Using the State Machine Approach。


这些都是共识协议研究经典中的经典。更没想到的是,有一天,我竟有幸与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的两位作者合作完成了后来的尤物协议。

相较于人工智能(AI)的论文,计算机系统相关的研究论文篇幅都较长,一般有十来页。而共识协议算法的论文每一页的难度又令人望而却步。在理解了共识问题的基础以及经典算法以后,一次开会中,Gün 教授开始考我了。本来胸有成竹的我,被他连珠炮一般的问题问得说不出话来。

「看来你需要回去重新读一遍啦,Ted!」,他淡然一笑,「不必担心,本来这世界上没多少人懂 Paxos。」(链闻注:「Paxos」指 Paxos 算法,Paxos 算法是莱斯利·兰伯特(Leslie Lamport)在 1990 年提出的一种基于消息传递且具有高度容错特性的一致性算法,很多大型分布式系统都采用 Paxos 算法来解决分布式一致性问题,Paxos 算法被普遍认为难以理解,难以实现。)

我愧色满面,仓皇逃出了办公室。于是下决心要把其中逻辑理清,以至无懈可击。


「异步」难题


共识协议,或者推广至各种分布式系统的协议,是一类基于时态逻辑的算法描述,其难点在于「异步」(asynchrony)。

所谓异步,就是若干个相对独立逻辑可以同时执行,并且它们之间能够依据算法发生交互。这里的「异步」与异步协议中异步所指不同,更接近于并发(concurrency)的概念。

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无时无刻不进行这种「异步」的操作:我们不会干等一天别人的消息,也不会在整个项目所有的事情做完后才睡觉休息。我们往往是会「同时」处理若干个不同的事务,尽量不会因为一件事没有做完而被卡住不做后续的所有事情。

这种等待着一件事情完成再处理另一件事情的过程,就可以被称为「同步」;而把事情做一部分丢给别人,接着马上进行其他操作的过程中,则产生了「异步」。

正如生活中的多任务同时处理一样,带有异步 / 并发性质的算法设计充满了挑战。以Paxos算法为例,它是一种 对宕机有一定容忍度的冗余算法(Crash Fault Tolerance,下称 CFT)。用通俗的话讲,也就是我们希望有若干个机器去备份同一个系统状态。这个状态可以是用户的信息、银行的交易,或者平台上程序的执行序列。这种「备份」(replication) ,使得整个系统有一定的抗故障能力 —— 一台带状态副本的机器崩溃之后,我们仍然有别的机器可以使用。

Paxos 作为这类协议的代表已经在业界获得了广泛的使用,比如 Google 的Spanner 系统。毫不客气地说,云服务和大规模数据中心的崛起,重要原因之一就要归功于此。美国计算机科学家莱斯利·兰波特(Leslie Lamport)提出了 Paxos 算法,这成为让他在 2013 年获得图灵奖的重要原因之一 —— 当然,兰波特有太多的贡献了,包括后文会提到的拜占庭容错算法(BFT),这里就不一一展开了。

不过,像 Paxos 这类算法因为需要保证系统各个机器同时处于一致的状态,以便对外表现为一个不间断的服务,因而十分难以设计和理解。

当然,我的那个故事的结局是:重新来过,认真钻研,自信满满地再次接受也解答了 Gün 教授提出的若干个刁钻的问题,最终通过了他的考验。

「那么接下来我希望你思考一下能不能基于区块链的结构设计一个 CFT 算法,打败 Paxos。」Gün 教授说。

「好的。」我回答到。


虽万难吾往矣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花去了我整整第一年一个学期的时间。

现在回想,这个过程短暂又漫长,时而枯燥无味,但时而又充满惊奇。我曾经构想出了一些看似正确的算法,但仅仅过了一天,随即便发现无法证明,或者算法本身存在错误。直到在第一个暑假来临前,我向导师提交了一份关于这方面研究的报告。

在报告中我分析了尝试用链式结构打败 Paxos 的各种大方向。其中主要分为两种:

    一种路线是采取类似原中本聪共识中的概率模型,然后通过随机的等待时间来建立起一个可以收敛的共识链;
    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思路则是像 Paxos 那样,使用子集(Quorum)交来把 Paxos「编码」在链上。


在报告中,我给出了基于 Python 快速构建的 Raft (一种类似 Paxos 的协议)和第一种路线的性能对比,得出了不成功的结论。而 Gün 教授对另一个路线并不持乐观态度 —— 因为 Paxos/Raft 现在已经被优化得很快了,在这种只有宕机的容错场景(即 Crash Fault__Tolerance,CFT)下是不具备优势的。

我们决定放弃这个 CFT 相关的研究,我也转而有了一个新项目,也就是后来的Avalanche 协议。它是一种概率安全的拜占庭容错协议,这里暂不展开。

有趣的是,报告提到的两条路线中,第一个正好和早期的 DPoS 思路如初一辙。DPoS 是一个备受争议的协议,它在早期并不是拜占庭容错的,而且协议本身没有严格的证明或者性能的测试,主要使用它的 EOS 虚拟货币,也沦为了一个高度中心化的系统。而第二个路线,如果将问题的领域由宕机容错(CFT)变为拜占庭容错(BFT),Paxos 改换成 DLS/PBFT,则像极了后来的尤物协议(即 HotStuff) 。


一拍即合


17 年秋季学期即逝,我向 VMware Research 的首席研究员Dahlia Malkhi表达了实习的意向。





Dahlia 毕业于希伯来大学,曾在 AT &T; 研究室工作多年,后自 1999 年到 2007 年在希伯来大学计算机系执教,之后又曾担任微软研究院在硅谷 (MSR Silicon Valley) 的首席研究员,并在 2014 年 MSR 硅谷被微软解散后参与创立了云基础架构和移动商务解决方案厂商威睿 (VMware) 的研究机构 VMware Research,担任首席研究员。她在分布式系统稳定性和安全性领域研究颇深。


当年 12 月,在清华—康奈尔区块链研讨会期间,Dahlia 和 VMware Research 的高级研究员 Ittai Abraham 飞到深圳,短暂参会并作了学术报告。报告内容是关于 BFT 协议在区块链时代下的新研究课题。期间,他们宣布发现了 2007 年获得 SOSP 最佳论文的 Zyzzyva BFT 系统存在的正确性问题,借此说明 BFT 协议过于复杂和难以理解,以致在业界无数专家审稿的 10 年以后,仍然可能会发现算法层面的正确性 bug。

我们在她宣讲的当天吃了早饭,席间她简短地用了 30 分钟问了一些关于我目前科研的问题作为面试。

Dahlia 在业界以一针见血和才思敏捷著称,在挺过了她的一些关于 Avalanche 协议的一些尖锐问题后,她表达出了对我一开始那个「夭折」 CFT 项目的浓厚兴趣。在次年的远程交流中,她提到了一个在构想的 BFT 算法有些类似于我的项目,并且询问我当初放弃的原因。之后我们一拍即合,去 VMware Research 实习的事情也就这么定了下来。


太平洋的风


实习就这么开始了。从东岸的纽约飞到了西岸的加州。美好的湾区,全新的暑假。烈日下,太平洋的风时而拨弄着我手中的纸页,我则低头继续思考着「谁是坏人,谁是好人,谁又背叛了谁」的问题 —— 拜占庭容错。






Dahlia 告诉我说,一般世界各地的博士生来这里实习的头一周都不需要做什么,而是应该去尝试摸清自己的能力,以及寻找感兴趣的项目。彼时,她提到希望我能看一下他们于三月份撰写的文稿。






我喜忧参半。「喜」是因为有明确的文稿可以阅读,「忧」则是这个预印稿是不是意味着算法已经设计完毕,而我能做的事所剩无几?

实际上,在「挣扎」着阅读了一周以后,我发现初稿中描述的算法很是模糊,正确性的证明也是一笔带过,其中两个核心引理都是一句话。于是,在商议后,我们做了一个后来觉得极为明智,但对我来说也十分挑战的决定:我不去看那篇预印稿,而是从一张白纸开始,凭着自己受到的启发,结合已有的积累,用我的符号系统来重新描述算法,并且尝试给出严格的证明。

整个过程大概又花费了将近一周,最后我将重写的几页稿子交给了 Dahlia。令我欣喜的是,得到的反馈非常鼓舞人心。Dahlia 说我自己重头设计的算法在本质上和她当初的构想大体相似。

但是不久她就发现了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我的协议里面需要的假设比原本的预印稿的要更少。

我的解释是,原稿里面维护的变量和隐含条件过多,而且有的好像也不是必要。我相信「简单即是优美」的原则,于是去掉了一些觉得冗余的不变量。

瞬间,Dahlia 变得严肃认真了起来,直截了当地说,「不,这个简化会直接破坏协议的正确性」。

好在我已早有准备,向她解释了这个「重要」条件其实是不必要的。但是她依然坚持。

讨论变得逐渐激烈,于是我壮了胆,带着十足底气的口吻「挑战」道:「If so, could you please show me a counterexample? (如果真是这样,你能给我构造一个反例吗?)」她立即开始在眼前的白板上写写画画,我全神贯注,准备迎接对我思维以及口语表达的挑战。

在她数次尝试失败之后,我再次耐心地解释了一遍无需那个条件的原因。我说,听上去确实挺反直觉的,我一开始也觉得困惑,但是后来发现证明正确性并不需要它。最后,她将马克笔缓缓放下,笑着长出了一口气说,「目前我想不到反对的理由。Ted,你赢了。哈哈。」

证明不是一笔挥就的。我一开始自鸣得意的证明很快就被 Dahlia 发现了一个致命问题:有一个条件从来没有用过。和之前我们所争论的冗余条件不同,我们都意识到这是一个极为关键的条件,奈何找遍了整个证明都没有!

这种感觉就像是修好一个机器后发现手头多了一些零件,又或是做完手术发现金属盘里多出了一些器官一般。所幸的是,很快我们发现了其中一句话其实暗含了条件,但欣慰之余又感叹就算是专业人士,做这种 BFT 协议也是十分棘手。

随后,我们计划将旧稿替换成现在重写的新稿。


高手过招


Dahlia 一直是我最敬重的学者之一,因为她平易近人,跟年轻人打成一片,而在讨论学术问题时又有着渊博的知识储备和学者的严肃威严,讨论细致入微,不让毫厘。

老实说,在讨论中,大多数时候还是她取得了「胜利」。跟高手「过招」,我不得不叹服她思维的深度、广度和速度。这也是跟她合作的乐趣:就像是一场赛车比赛,稍一不留神,她就在弯道直接超车,一骑绝尘了;或是在你飞速狂奔而不知其所往时将其横刀拦下,使之冷静下来解释清楚。

不久,坐在旁桌的Mike Reiter也加入了我们的讨论。我对计算机安全领域的大佬知之甚少,自然也是不知道这位 Mike 的来头。只是当时觉得他特别友善,还经常来问我需不需要来看一眼我的稿子,或者讨论一下算法问题。





Mike Reiter,现为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计算机系教授


他也对 HotStuff 感兴趣,于是我们便有了三人的开会小组。再后来我才意识到,原来最早读的那篇于 1998 年发表的著名论文「拜占庭仲裁系统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正是 Dahlia 和Mike 在 AT&T; 实验室工作时期所合著的成果。那时的我还在幼儿园留着口水,咬着手指。





1998 年发表在学术期刊「分布式计算」上的论文「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相比 Dahlia,Mike 更像是那种深藏不露的扫地僧。他时常会在你作报告加速时打断,慢条斯理道:「恕我愚钝,但是我不理解你刚刚说的东西,你能再解释一遍吗?」而我逐渐察觉到他懂的其实远比看上去的多,总能在关键的地方提出非常好的问题。一旦他和 Dahlia 争论起来,我几乎无法插嘴,只好在一旁以崇敬的目光看着两位「神仙大战」。


犹物之生


Dahlia 提起了最初的论文稿其实投了 2018 年的 PODC 会议(分布式系统理论顶会),结果被拒。原因有二:审稿人觉得这论文写得太笼统,他们没能理解算法的具体过程,以及证明过于简陋;另一方面则是他们认为实用拜占庭容错算法(PBFT)的期刊版本已经在其中「暗示」了可能存在线性复杂度的换届(view change),所以论文号称的线性换届并不是新东西。

Dahlia 对第一点心服口服 —— 这也是让我不看原文重头写过的原因之一。但她对第二点不以为然,因为她去找来了那个期刊论文,所谓「暗示」并不可行。

就这一点,我们两人在一次讨论中对 PBFT 期刊版本的算法进行了剖析,最终得出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 PBFT 的换届做不到线性,也就是审稿人的说法有误;但坏消息是,Dahlia 的旧稿里面的算法并不符合标题所说的完全线性,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微妙之处。





就在这次和 Dahlia 对 PBFT 期刊版本的讨论中,我们得到了新的思路


实际上,为了保证响应度(responsiveness, 即在正常运行中不需要让每个共识等待最大的网络延迟,从而沦为「同步协议」),不得不变成平方复杂度;或者为了线性复杂度而放弃响应度。无论何种取舍,皆使我们的贡献度大幅缩水 —— 这朵乌云不幸地于周五飘在了头顶,在这沦为「incremental work」的阴霾下我们若有所思地开始了周末。


柳暗花明


山重水复后,我席间提到的一个思路给了 Dahlia 新的启发。于是,在那个周日的下午,当我还在家慵懒地用笔记本看新闻时,突然收到了一封她上千字的邮件。

果然,在我们的 HotStuff 体系中,尽管最初的算法跟 Tendermint 本质相仿(抛开我们更简洁优美不谈),但还有别的变种可以打破这种壁垒:在保证与 PBFT 类似响应度的同时,达到线性的消息复杂度下界,即理论最优。值得一提的是,前面提到的 Paxos (非拜占庭容错)同样也是线性复杂度。

主要思路就是那天讨论中我突发奇想提到的:「如果我们增加一个阶段呢?两个阶段的协议变三个阶段,但是好像我们可以用中间阶段维护的不变量(Invariant)来避免 Liveness 的问题,从而完全保证响应度。」

于是,便有了第三版的「尤物」,也是 Facebook 的LibraBFT所基于的那个。

尽管在最终发表的论文中,我被列为第一作者,但是这个算法的提出,与 Dahlia 和 Mike 等经验丰富学者的紧密协作及相互间激发出的灵感密切相关。我也很开心,能够在 VMware Research 短暂的暑假实习期间完成「尤物」的主体部分算法。

在实习结束之后的半年间,我们坚持不懈地完善理论和代码,并且也尝试向业界推广该成果。我们都对创造可以用于实际系统的协议充满热情,也都对理论和系统实践有着一定经验。Dahlia 显然比我拥有更多的经验和更深刻的认识,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令人感动的是,她对我的思考和每一个建议都认真加以考虑,并且也充分信任我的一些观点——这使得我凭借自己对系统和这个行业的理解能有所施展。

例如 Facebook 的 Libra 技术文档中反复提到的「起搏器」(Pacemaker),就是由我提出并取的名字。当时我看到 HotStuff 框架提供了一次从算法层面对共识安全(safety)和性能(Liveness) 进行解耦合(decouple)的机会,然后在第一次描述算法时就将保证系统安全的部分抽离出来,然后将与具体应用相关的 heuristics 部分分离成为一个「起搏器」,来拯救 Liveness。

这一点,毫无疑问,是谈论 HotStuff 无法避开的有趣话题。

我真心期待这个「尤物」,能够让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巨头,抑或是创业公司,能够真正构建实际的拜占庭容错系统。毫无疑问,Facebook 首先尝了鲜。

我们在 2018 年向他们推荐了「尤物」,而后如技术文档中所说,在考虑了市面上诸多其他算法后,他们作出了决定。

与此同时,我也向一些国内的创业公司宣传了算法。遗憾的是我跟国内大公司并没有机会接触,只听说他们在共识上栽了不少跟头。

讽刺的是,如今的市场上,极大一部分区块链公司并没有实现所谓的区块链,遑论拜占庭容错。残酷的现实就是,就算从 Google、Facebook 或是阿里、腾讯等公司抓出最优秀的程序员,其中能够熟练掌握 Paxos (CFT 容错非 BFT 容错) 、且知晓如何从头构建这样高效系统的人屈指可数。

但是我们不要感到灰心丧气,因为这反而是对国内产业的一个前所未有的,赶超世界最领先水平的机遇。除比特币和以太坊之外,一个合格的、成熟的新 BFT 容错系统尚未诞生,谁将摘取这个王冠 —— 更确切的是,哪些公司将弯道超车,这尚未可知。

我希望「尤物」能够抛砖引玉,为此铺平道路。


撰文:Ted Yin,康奈尔大学博士生,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系统架构师 查看全部
5d520684d4bfe34eecd18f19eba7db97.jpg

Ted Yin,HotStuff 论文第一作者, 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系统架构师。


    Facebook 公布了 Libra 白皮书和相关技术文档之后,链闻发现了 Libra 区块链将使用基于拜占庭容错共识的「LibraBFT」共识算法,而 LibraBFT 算法则是「HotStuff」的一个变种。之后,链闻又顺藤摸瓜,找到了「HotStuff」论文的第一作者、美国康奈尔大学(Cornell)大学在读博士生尹茂帆(Ted Yin),请他讲述了 HotStuff 的奥妙。

    Ted Yin 今年 25 岁,目前导师是著名计算机科学家 Emin Gün Sirer 教授和 Robbert van Renesse 教授。他同时也是市场颇为瞩目的区块链新项目 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系统架构师。2018 年暑期期间,他在 VMware Research 实习时提出了「HotStuff」协议中核心算法,并完成了相关论文。

    我们邀请 Ted Yin 撰文分享了他提出 「HotStuff」核心算法前前后后的经历。我们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记录下一个创新性算法被年轻华人研究者提出的背景,一个有可能推动区块链技术发展的基础性研究工作完成的来龙去脉。我们希望以此帮助读者更好了理解「HotStuff」,更可以激励区块链行业的研究者和开发者更好地建设。




一入系统深似海


没想到,HotStuff ,这个被我中文起名为「尤物」协议的科研成果,或多或少竟源自于我第一个「失败」的研究。请容我细细说来。2016 年,博士之旅伊始,我的导师 Emin Gün Sirer 教授便拿出几份论文让我细细研读。其中有:


    Paxos Made Moderately Complex;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Implementing Fault-Tolerant Services Using the State Machine Approach。



这些都是共识协议研究经典中的经典。更没想到的是,有一天,我竟有幸与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的两位作者合作完成了后来的尤物协议。

相较于人工智能(AI)的论文,计算机系统相关的研究论文篇幅都较长,一般有十来页。而共识协议算法的论文每一页的难度又令人望而却步。在理解了共识问题的基础以及经典算法以后,一次开会中,Gün 教授开始考我了。本来胸有成竹的我,被他连珠炮一般的问题问得说不出话来。

「看来你需要回去重新读一遍啦,Ted!」,他淡然一笑,「不必担心,本来这世界上没多少人懂 Paxos。」(链闻注:「Paxos」指 Paxos 算法,Paxos 算法是莱斯利·兰伯特(Leslie Lamport)在 1990 年提出的一种基于消息传递且具有高度容错特性的一致性算法,很多大型分布式系统都采用 Paxos 算法来解决分布式一致性问题,Paxos 算法被普遍认为难以理解,难以实现。)

我愧色满面,仓皇逃出了办公室。于是下决心要把其中逻辑理清,以至无懈可击。


「异步」难题


共识协议,或者推广至各种分布式系统的协议,是一类基于时态逻辑的算法描述,其难点在于「异步」(asynchrony)。

所谓异步,就是若干个相对独立逻辑可以同时执行,并且它们之间能够依据算法发生交互。这里的「异步」与异步协议中异步所指不同,更接近于并发(concurrency)的概念。

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无时无刻不进行这种「异步」的操作:我们不会干等一天别人的消息,也不会在整个项目所有的事情做完后才睡觉休息。我们往往是会「同时」处理若干个不同的事务,尽量不会因为一件事没有做完而被卡住不做后续的所有事情。

这种等待着一件事情完成再处理另一件事情的过程,就可以被称为「同步」;而把事情做一部分丢给别人,接着马上进行其他操作的过程中,则产生了「异步」。

正如生活中的多任务同时处理一样,带有异步 / 并发性质的算法设计充满了挑战。以Paxos算法为例,它是一种 对宕机有一定容忍度的冗余算法(Crash Fault Tolerance,下称 CFT)。用通俗的话讲,也就是我们希望有若干个机器去备份同一个系统状态。这个状态可以是用户的信息、银行的交易,或者平台上程序的执行序列。这种「备份」(replication) ,使得整个系统有一定的抗故障能力 —— 一台带状态副本的机器崩溃之后,我们仍然有别的机器可以使用。

Paxos 作为这类协议的代表已经在业界获得了广泛的使用,比如 Google 的Spanner 系统。毫不客气地说,云服务和大规模数据中心的崛起,重要原因之一就要归功于此。美国计算机科学家莱斯利·兰波特(Leslie Lamport)提出了 Paxos 算法,这成为让他在 2013 年获得图灵奖的重要原因之一 —— 当然,兰波特有太多的贡献了,包括后文会提到的拜占庭容错算法(BFT),这里就不一一展开了。

不过,像 Paxos 这类算法因为需要保证系统各个机器同时处于一致的状态,以便对外表现为一个不间断的服务,因而十分难以设计和理解。

当然,我的那个故事的结局是:重新来过,认真钻研,自信满满地再次接受也解答了 Gün 教授提出的若干个刁钻的问题,最终通过了他的考验。

「那么接下来我希望你思考一下能不能基于区块链的结构设计一个 CFT 算法,打败 Paxos。」Gün 教授说。

「好的。」我回答到。


虽万难吾往矣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花去了我整整第一年一个学期的时间。

现在回想,这个过程短暂又漫长,时而枯燥无味,但时而又充满惊奇。我曾经构想出了一些看似正确的算法,但仅仅过了一天,随即便发现无法证明,或者算法本身存在错误。直到在第一个暑假来临前,我向导师提交了一份关于这方面研究的报告。

在报告中我分析了尝试用链式结构打败 Paxos 的各种大方向。其中主要分为两种:


    一种路线是采取类似原中本聪共识中的概率模型,然后通过随机的等待时间来建立起一个可以收敛的共识链;
    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思路则是像 Paxos 那样,使用子集(Quorum)交来把 Paxos「编码」在链上。



在报告中,我给出了基于 Python 快速构建的 Raft (一种类似 Paxos 的协议)和第一种路线的性能对比,得出了不成功的结论。而 Gün 教授对另一个路线并不持乐观态度 —— 因为 Paxos/Raft 现在已经被优化得很快了,在这种只有宕机的容错场景(即 Crash Fault__Tolerance,CFT)下是不具备优势的。

我们决定放弃这个 CFT 相关的研究,我也转而有了一个新项目,也就是后来的Avalanche 协议。它是一种概率安全的拜占庭容错协议,这里暂不展开。

有趣的是,报告提到的两条路线中,第一个正好和早期的 DPoS 思路如初一辙。DPoS 是一个备受争议的协议,它在早期并不是拜占庭容错的,而且协议本身没有严格的证明或者性能的测试,主要使用它的 EOS 虚拟货币,也沦为了一个高度中心化的系统。而第二个路线,如果将问题的领域由宕机容错(CFT)变为拜占庭容错(BFT),Paxos 改换成 DLS/PBFT,则像极了后来的尤物协议(即 HotStuff) 。


一拍即合


17 年秋季学期即逝,我向 VMware Research 的首席研究员Dahlia Malkhi表达了实习的意向。

b73249195db02e813bb6d1735b52cc57.jpg

Dahlia 毕业于希伯来大学,曾在 AT &T; 研究室工作多年,后自 1999 年到 2007 年在希伯来大学计算机系执教,之后又曾担任微软研究院在硅谷 (MSR Silicon Valley) 的首席研究员,并在 2014 年 MSR 硅谷被微软解散后参与创立了云基础架构和移动商务解决方案厂商威睿 (VMware) 的研究机构 VMware Research,担任首席研究员。她在分布式系统稳定性和安全性领域研究颇深。


当年 12 月,在清华—康奈尔区块链研讨会期间,Dahlia 和 VMware Research 的高级研究员 Ittai Abraham 飞到深圳,短暂参会并作了学术报告。报告内容是关于 BFT 协议在区块链时代下的新研究课题。期间,他们宣布发现了 2007 年获得 SOSP 最佳论文的 Zyzzyva BFT 系统存在的正确性问题,借此说明 BFT 协议过于复杂和难以理解,以致在业界无数专家审稿的 10 年以后,仍然可能会发现算法层面的正确性 bug。

我们在她宣讲的当天吃了早饭,席间她简短地用了 30 分钟问了一些关于我目前科研的问题作为面试。

Dahlia 在业界以一针见血和才思敏捷著称,在挺过了她的一些关于 Avalanche 协议的一些尖锐问题后,她表达出了对我一开始那个「夭折」 CFT 项目的浓厚兴趣。在次年的远程交流中,她提到了一个在构想的 BFT 算法有些类似于我的项目,并且询问我当初放弃的原因。之后我们一拍即合,去 VMware Research 实习的事情也就这么定了下来。


太平洋的风


实习就这么开始了。从东岸的纽约飞到了西岸的加州。美好的湾区,全新的暑假。烈日下,太平洋的风时而拨弄着我手中的纸页,我则低头继续思考着「谁是坏人,谁是好人,谁又背叛了谁」的问题 —— 拜占庭容错。

fc66ea6bfee07a11c8572ac19b6de97f.jpg


Dahlia 告诉我说,一般世界各地的博士生来这里实习的头一周都不需要做什么,而是应该去尝试摸清自己的能力,以及寻找感兴趣的项目。彼时,她提到希望我能看一下他们于三月份撰写的文稿。

3d0163641297cb56c49dff53c4db87e6.jpg


我喜忧参半。「喜」是因为有明确的文稿可以阅读,「忧」则是这个预印稿是不是意味着算法已经设计完毕,而我能做的事所剩无几?

实际上,在「挣扎」着阅读了一周以后,我发现初稿中描述的算法很是模糊,正确性的证明也是一笔带过,其中两个核心引理都是一句话。于是,在商议后,我们做了一个后来觉得极为明智,但对我来说也十分挑战的决定:我不去看那篇预印稿,而是从一张白纸开始,凭着自己受到的启发,结合已有的积累,用我的符号系统来重新描述算法,并且尝试给出严格的证明。

整个过程大概又花费了将近一周,最后我将重写的几页稿子交给了 Dahlia。令我欣喜的是,得到的反馈非常鼓舞人心。Dahlia 说我自己重头设计的算法在本质上和她当初的构想大体相似。

但是不久她就发现了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我的协议里面需要的假设比原本的预印稿的要更少。

我的解释是,原稿里面维护的变量和隐含条件过多,而且有的好像也不是必要。我相信「简单即是优美」的原则,于是去掉了一些觉得冗余的不变量。

瞬间,Dahlia 变得严肃认真了起来,直截了当地说,「不,这个简化会直接破坏协议的正确性」。

好在我已早有准备,向她解释了这个「重要」条件其实是不必要的。但是她依然坚持。

讨论变得逐渐激烈,于是我壮了胆,带着十足底气的口吻「挑战」道:「If so, could you please show me a counterexample? (如果真是这样,你能给我构造一个反例吗?)」她立即开始在眼前的白板上写写画画,我全神贯注,准备迎接对我思维以及口语表达的挑战。

在她数次尝试失败之后,我再次耐心地解释了一遍无需那个条件的原因。我说,听上去确实挺反直觉的,我一开始也觉得困惑,但是后来发现证明正确性并不需要它。最后,她将马克笔缓缓放下,笑着长出了一口气说,「目前我想不到反对的理由。Ted,你赢了。哈哈。」

证明不是一笔挥就的。我一开始自鸣得意的证明很快就被 Dahlia 发现了一个致命问题:有一个条件从来没有用过。和之前我们所争论的冗余条件不同,我们都意识到这是一个极为关键的条件,奈何找遍了整个证明都没有!

这种感觉就像是修好一个机器后发现手头多了一些零件,又或是做完手术发现金属盘里多出了一些器官一般。所幸的是,很快我们发现了其中一句话其实暗含了条件,但欣慰之余又感叹就算是专业人士,做这种 BFT 协议也是十分棘手。

随后,我们计划将旧稿替换成现在重写的新稿。


高手过招


Dahlia 一直是我最敬重的学者之一,因为她平易近人,跟年轻人打成一片,而在讨论学术问题时又有着渊博的知识储备和学者的严肃威严,讨论细致入微,不让毫厘。

老实说,在讨论中,大多数时候还是她取得了「胜利」。跟高手「过招」,我不得不叹服她思维的深度、广度和速度。这也是跟她合作的乐趣:就像是一场赛车比赛,稍一不留神,她就在弯道直接超车,一骑绝尘了;或是在你飞速狂奔而不知其所往时将其横刀拦下,使之冷静下来解释清楚。

不久,坐在旁桌的Mike Reiter也加入了我们的讨论。我对计算机安全领域的大佬知之甚少,自然也是不知道这位 Mike 的来头。只是当时觉得他特别友善,还经常来问我需不需要来看一眼我的稿子,或者讨论一下算法问题。

8cd11ae426f2166434ea326aa07a8f49.jpg

Mike Reiter,现为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计算机系教授


他也对 HotStuff 感兴趣,于是我们便有了三人的开会小组。再后来我才意识到,原来最早读的那篇于 1998 年发表的著名论文「拜占庭仲裁系统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正是 Dahlia 和Mike 在 AT&T; 实验室工作时期所合著的成果。那时的我还在幼儿园留着口水,咬着手指。

9885055aee2fcaf2c2d3466867a841ed.jpg

1998 年发表在学术期刊「分布式计算」上的论文「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相比 Dahlia,Mike 更像是那种深藏不露的扫地僧。他时常会在你作报告加速时打断,慢条斯理道:「恕我愚钝,但是我不理解你刚刚说的东西,你能再解释一遍吗?」而我逐渐察觉到他懂的其实远比看上去的多,总能在关键的地方提出非常好的问题。一旦他和 Dahlia 争论起来,我几乎无法插嘴,只好在一旁以崇敬的目光看着两位「神仙大战」。


犹物之生


Dahlia 提起了最初的论文稿其实投了 2018 年的 PODC 会议(分布式系统理论顶会),结果被拒。原因有二:审稿人觉得这论文写得太笼统,他们没能理解算法的具体过程,以及证明过于简陋;另一方面则是他们认为实用拜占庭容错算法(PBFT)的期刊版本已经在其中「暗示」了可能存在线性复杂度的换届(view change),所以论文号称的线性换届并不是新东西。

Dahlia 对第一点心服口服 —— 这也是让我不看原文重头写过的原因之一。但她对第二点不以为然,因为她去找来了那个期刊论文,所谓「暗示」并不可行。

就这一点,我们两人在一次讨论中对 PBFT 期刊版本的算法进行了剖析,最终得出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 PBFT 的换届做不到线性,也就是审稿人的说法有误;但坏消息是,Dahlia 的旧稿里面的算法并不符合标题所说的完全线性,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微妙之处。

e5c52bc1871a35eb580dc5ef98f51f37.jpg

就在这次和 Dahlia 对 PBFT 期刊版本的讨论中,我们得到了新的思路


实际上,为了保证响应度(responsiveness, 即在正常运行中不需要让每个共识等待最大的网络延迟,从而沦为「同步协议」),不得不变成平方复杂度;或者为了线性复杂度而放弃响应度。无论何种取舍,皆使我们的贡献度大幅缩水 —— 这朵乌云不幸地于周五飘在了头顶,在这沦为「incremental work」的阴霾下我们若有所思地开始了周末。


柳暗花明


山重水复后,我席间提到的一个思路给了 Dahlia 新的启发。于是,在那个周日的下午,当我还在家慵懒地用笔记本看新闻时,突然收到了一封她上千字的邮件。

果然,在我们的 HotStuff 体系中,尽管最初的算法跟 Tendermint 本质相仿(抛开我们更简洁优美不谈),但还有别的变种可以打破这种壁垒:在保证与 PBFT 类似响应度的同时,达到线性的消息复杂度下界,即理论最优。值得一提的是,前面提到的 Paxos (非拜占庭容错)同样也是线性复杂度。

主要思路就是那天讨论中我突发奇想提到的:「如果我们增加一个阶段呢?两个阶段的协议变三个阶段,但是好像我们可以用中间阶段维护的不变量(Invariant)来避免 Liveness 的问题,从而完全保证响应度。」

于是,便有了第三版的「尤物」,也是 Facebook 的LibraBFT所基于的那个。

尽管在最终发表的论文中,我被列为第一作者,但是这个算法的提出,与 Dahlia 和 Mike 等经验丰富学者的紧密协作及相互间激发出的灵感密切相关。我也很开心,能够在 VMware Research 短暂的暑假实习期间完成「尤物」的主体部分算法。

在实习结束之后的半年间,我们坚持不懈地完善理论和代码,并且也尝试向业界推广该成果。我们都对创造可以用于实际系统的协议充满热情,也都对理论和系统实践有着一定经验。Dahlia 显然比我拥有更多的经验和更深刻的认识,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令人感动的是,她对我的思考和每一个建议都认真加以考虑,并且也充分信任我的一些观点——这使得我凭借自己对系统和这个行业的理解能有所施展。

例如 Facebook 的 Libra 技术文档中反复提到的「起搏器」(Pacemaker),就是由我提出并取的名字。当时我看到 HotStuff 框架提供了一次从算法层面对共识安全(safety)和性能(Liveness) 进行解耦合(decouple)的机会,然后在第一次描述算法时就将保证系统安全的部分抽离出来,然后将与具体应用相关的 heuristics 部分分离成为一个「起搏器」,来拯救 Liveness。

这一点,毫无疑问,是谈论 HotStuff 无法避开的有趣话题。

我真心期待这个「尤物」,能够让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巨头,抑或是创业公司,能够真正构建实际的拜占庭容错系统。毫无疑问,Facebook 首先尝了鲜。

我们在 2018 年向他们推荐了「尤物」,而后如技术文档中所说,在考虑了市面上诸多其他算法后,他们作出了决定。

与此同时,我也向一些国内的创业公司宣传了算法。遗憾的是我跟国内大公司并没有机会接触,只听说他们在共识上栽了不少跟头。

讽刺的是,如今的市场上,极大一部分区块链公司并没有实现所谓的区块链,遑论拜占庭容错。残酷的现实就是,就算从 Google、Facebook 或是阿里、腾讯等公司抓出最优秀的程序员,其中能够熟练掌握 Paxos (CFT 容错非 BFT 容错) 、且知晓如何从头构建这样高效系统的人屈指可数。

但是我们不要感到灰心丧气,因为这反而是对国内产业的一个前所未有的,赶超世界最领先水平的机遇。除比特币和以太坊之外,一个合格的、成熟的新 BFT 容错系统尚未诞生,谁将摘取这个王冠 —— 更确切的是,哪些公司将弯道超车,这尚未可知。

我希望「尤物」能够抛砖引玉,为此铺平道路。


撰文:Ted Yin,康奈尔大学博士生,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系统架构师

建议叫停与回应,Facebook将如何应对监管诘难

项目gongxia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5 11:58 • 来自相关话题

Libra的权衡。



从昨日美国立法机构的四位主席联名向马克·扎克伯格等多名Facebook高管发出公开信,要求其暂停所有有关Libra加密货币的开发并举行听证会后。今天,已确认参与听证会的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也做出了回应。

一方是美国监管保守派的来势汹汹,另一方则是早有对策的发币大亨。而Facebook到底会以怎样的方式去应对监管,实际上,这从Libra的体系构架和此次大卫·马库斯的回应中已经初现端倪。


保守派的担忧


2019年6月18日,Facebook宣布计划开发一种名为Libra的新型加密货币,以及一种存储这种加密货币的数字钱包Calibra。

这个在对外公布之初就已经获得包括Facebook、万事达、Visa等28家国际大公司支持,影响力超全球四分之一人口的项目,直接打了美国监管一个措手不及。

反应最快的是Maxine Waters,这位美众议院民主党人、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在该项目公布后不久,就率先提出了暂时搁置的要求。

不仅如此,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也陆续有超过30个美国团体呼吁叫停Libra。

终于,在昨日,Maxine Waters联合了包括众议院财政小组委员会在内的等多方监管势力联名向Facebook发难。

据了解,在致Facebook高管的公开信中,保守派的担忧有以下几点:


1、总部设在瑞士

公开信中表示,这个体系的总部设在瑞士,即旨在与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相抗衡。如果不能停止开发工作,就有可能出现一个“由瑞士控制的、一旦失败将会引发金融海啸的新体系。”


2、影响力过于巨大

单就Facebook而言,其用户已经超过全球四分之一的用户,而保守派认为,Libra可能会带来一个全新的全球金融体系,如果不加以监管,将对国家乃至全球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3、Libra白皮书披露信息不足

包括Maxine Waters在内的众议院民主党人士认为,白皮书中提供的关于libra和Calibra的意图、角色、潜在用途和安全性的信息不足问题,暴露出巨大的风险,其还缺乏明确的监管保护。而这些漏洞还可能会被坏人利用和掩盖。


4、Libra可能会成为洗钱平台

公开信中列举了以往加密货币被盗的事例,其认为,那些使用Facebook数字钱包的用户——在没有存款保险的情况下,可能存储数万亿美元 ——也可能成为黑客的目标。例如,在2018年前三个季度,黑客从加密货币交易所窃取了近10亿美元。所以,libra系统还可能提供一个缺乏监管、为洗钱等非法活动提供便利的平台。


5、Facebook本身的隐私问题

一直以来,Facebook都饱受隐私方面的争议,而这也成为了保守派的诘难点。公开信中表示,鉴于Facebook过去麻烦不断,所以Libra面临的风险会更加明显,因为该公司并不能一直保证用户的信息安全。例如,2016年特朗普竞选活动聘请的政治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可以访问超过5000万Facebook用户的私人数据,用于影响投票行为。不仅如此,仅在2019年第一季度,Facebook就删除了22亿多个虚假账户,包括那些宣传恐怖主义宣传和发布仇恨言论的账户。近期,Facebook还被美国住房与城市发展部起诉,理由是该其广告平台违反住房平等法律。

基于以上几点,保守派人士认为,应该立即停止Libra的开发工作。而在停止期间,打算就加密货币的风险和优势举行公开听证会,并探讨立法解决方案。而在立法出台前,不能恢复Libra的开发工作。


Libra的市场设计逻辑应对


时间退回到今年5月,彼时,在距离Facebook发币貌似还“遥遥无期”的时候,市场上对Facebook的发币事宜并不看好。

而当时质疑Facebook Coin可能是“信誉积分”、“中心化”、“隐私”等的评论,随着Libra白皮书的出现逐渐变为“影响”、“监管”、“技术”。显然,随着Libra白皮书的出现,人们热议的焦点也随之转移。但仍有业内人士认为,此前人们的关注点,可能成为Facebook应对监管的关键。

而此间的重点就在于Facebook会如何在“积分”与“稳定币”之间进行权衡。

如何在保持相对集中的情况下实现权力下放、如何在依赖本地机构的同时与加密市场接轨、又如何权衡区块链与非区块链的争议……

实际上,在6月18日当天,除了Libra白皮书和技术白皮书的发布外,同时上线的还有一篇由Calibra资助支持编纂的一篇学术论文。而该论文中的提出的“基于区块链的金融系统的长期均衡理论”正是Libra践行的市场设计逻辑。

记者曾在“Libra如何践行区块链+市场设计新思路,POS创建全球合约的新捷径?”一文中公布了该论文。

该论文分析称,“POS下的关系合约仅依赖于本地机构——但是将它们与密码学结合起来可以创建一个正式的平台全球合约。”

其表示,传统的金融体系通过由执法机构支持的相关契约来维持信任,而在POS设计中,只要将金融基础设施及其治理的控制权分配给被信任的中介机构,那么不仅可以解决传统金融中的集中化、高费用、交易壁垒等问题,还可以降低金融体系对破产的弹性和第三方的干涉。

而Libra现有的28位合作公司(最后目标为上百名合作公司),正是对集中性和权力下放的权衡,这类似于现如今众多POS项目中的节点,但Libra的节点代表是“强有力的地方机构”,而这些地方机构也可能成为对监管的权衡。

沃顿商学院的教授、技术政策专家Kevin Werbach就评论称,这篇论文提出了一个论点,为什么PoS创造的激励与一个正在出现的法律/制度上可执行的制度相兼容,而关系合约并不一定存在。

“承认法律/制度环境并不意味着区块链“只是一个集中的数据库”。“它使可伸缩性和治理变得容易得多。但它创造了自己的一套权衡。”Kevin Werbach的这一评论完美的映照了属于Libra的尝试。


从David Marcus的回应中看具体的应对措施


当地时间7月3日,Facebook Libra项目负责人David Marcus于个人Facebook发布长文《Libra, 2 weeks in》,就过去两周Libra所遇到的一些质疑及误解进行解释。

而从David Marcus的回应中可以看到Libra的初步应对:


1、Facebook并不掌管Libra

David Marcus表示,Facebook不会控制Libra网络、货币或其支持储备。Facebook将只是Libra协会的一百多名会员之一。不会有任何特权。这样一来,有关于Facebook本身的隐私问题就不会牵扯到Libra身上。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Facebook拥有并控制着Calibra,但它不会看到Calibra的财务数据。更重要的是,人们将有很多方式来利用Libra并进入网络。你将能够使用一系列托管钱包和非托管钱包,这些钱包之间将具有完全的互操作性,这意味着你将能够通过不同公司的钱包支付和接收支付,甚至使用你自己运行的软件钱包。底线是,你不必相信Facebook就能从天秤座中获益。Facebook也不会对天秤座网络承担任何特殊责任。但我们希望人们会对Calibra钱包有好感。我们已经清楚我们的财务数据分离方法,我们将履行我们的承诺,努力实现真正的效用。”


2、Libra不是开放的,也并非去中心化

David Marcus表示,虽然节点的可替换性是区块链的一个基本原则,这也是为什么Libra致力于在未来几年逐步过渡到无许可状态。但同时,通过可在受管制的环境中运作并具有确保网络基础阶段完整性所需专业知识的可信实体来启动项目也是很重要的。

其认为,100个地理上分散的、行业上多样化的组织是相当去中心的。可能在平衡状态下并不够,但就启动阶段来说确实如此。对比来看,其他区块链上矿工的权力集中问题往往被忽视。但毫无疑问,还存在更多去中心化的区块链。

可以看到,Libra此番基于集中性的变相权力下放的举措,与目前的区块链市场的公链项目相比,可能具备更高的“去中心化”属性,与此同时,因为是非去中心化的,所以Libra更容易符合监管的需求。


3、为什么Libra协会的章程仍未确定?

Libra的章程应该由初始成员共同完成,在这种情况下Libra网络才会成为公共产品,这也是Libra有关信息尚不明确的主要原因。


4、以KYC检验抵制洗钱

对于监管方质疑的“Libra可能会成为洗钱平台”,David Marcus表示Libra会在资金出入时进行适当的KYC检验,除此之外,执法和监管机构亦可对链上活动进行自主分析。Libra协会将继续在这些关键问题上积极、公开地与所有相关利益相关方进行接触。所以,Libra应改进监测和执行力,而非被阻止。

可以看到,有关于监管的质疑,Facebook也是早有准备。当然,就目前的监管诘难与Facebook回应来看,双方的矛盾显然还不止于此,而Facebook是否还留有后手,只能期待接下来听证会的进展。


原创:共享财经 Neo 查看全部
Libra-GovColumns.jpg


Libra的权衡。




从昨日美国立法机构的四位主席联名向马克·扎克伯格等多名Facebook高管发出公开信,要求其暂停所有有关Libra加密货币的开发并举行听证会后。今天,已确认参与听证会的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也做出了回应。

一方是美国监管保守派的来势汹汹,另一方则是早有对策的发币大亨。而Facebook到底会以怎样的方式去应对监管,实际上,这从Libra的体系构架和此次大卫·马库斯的回应中已经初现端倪。


保守派的担忧


2019年6月18日,Facebook宣布计划开发一种名为Libra的新型加密货币,以及一种存储这种加密货币的数字钱包Calibra。

这个在对外公布之初就已经获得包括Facebook、万事达、Visa等28家国际大公司支持,影响力超全球四分之一人口的项目,直接打了美国监管一个措手不及。

反应最快的是Maxine Waters,这位美众议院民主党人、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在该项目公布后不久,就率先提出了暂时搁置的要求。

不仅如此,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也陆续有超过30个美国团体呼吁叫停Libra。

终于,在昨日,Maxine Waters联合了包括众议院财政小组委员会在内的等多方监管势力联名向Facebook发难。

据了解,在致Facebook高管的公开信中,保守派的担忧有以下几点:


1、总部设在瑞士

公开信中表示,这个体系的总部设在瑞士,即旨在与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相抗衡。如果不能停止开发工作,就有可能出现一个“由瑞士控制的、一旦失败将会引发金融海啸的新体系。”


2、影响力过于巨大

单就Facebook而言,其用户已经超过全球四分之一的用户,而保守派认为,Libra可能会带来一个全新的全球金融体系,如果不加以监管,将对国家乃至全球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3、Libra白皮书披露信息不足

包括Maxine Waters在内的众议院民主党人士认为,白皮书中提供的关于libra和Calibra的意图、角色、潜在用途和安全性的信息不足问题,暴露出巨大的风险,其还缺乏明确的监管保护。而这些漏洞还可能会被坏人利用和掩盖。


4、Libra可能会成为洗钱平台

公开信中列举了以往加密货币被盗的事例,其认为,那些使用Facebook数字钱包的用户——在没有存款保险的情况下,可能存储数万亿美元 ——也可能成为黑客的目标。例如,在2018年前三个季度,黑客从加密货币交易所窃取了近10亿美元。所以,libra系统还可能提供一个缺乏监管、为洗钱等非法活动提供便利的平台。


5、Facebook本身的隐私问题

一直以来,Facebook都饱受隐私方面的争议,而这也成为了保守派的诘难点。公开信中表示,鉴于Facebook过去麻烦不断,所以Libra面临的风险会更加明显,因为该公司并不能一直保证用户的信息安全。例如,2016年特朗普竞选活动聘请的政治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可以访问超过5000万Facebook用户的私人数据,用于影响投票行为。不仅如此,仅在2019年第一季度,Facebook就删除了22亿多个虚假账户,包括那些宣传恐怖主义宣传和发布仇恨言论的账户。近期,Facebook还被美国住房与城市发展部起诉,理由是该其广告平台违反住房平等法律。

基于以上几点,保守派人士认为,应该立即停止Libra的开发工作。而在停止期间,打算就加密货币的风险和优势举行公开听证会,并探讨立法解决方案。而在立法出台前,不能恢复Libra的开发工作。


Libra的市场设计逻辑应对


时间退回到今年5月,彼时,在距离Facebook发币貌似还“遥遥无期”的时候,市场上对Facebook的发币事宜并不看好。

而当时质疑Facebook Coin可能是“信誉积分”、“中心化”、“隐私”等的评论,随着Libra白皮书的出现逐渐变为“影响”、“监管”、“技术”。显然,随着Libra白皮书的出现,人们热议的焦点也随之转移。但仍有业内人士认为,此前人们的关注点,可能成为Facebook应对监管的关键。

而此间的重点就在于Facebook会如何在“积分”与“稳定币”之间进行权衡。

如何在保持相对集中的情况下实现权力下放、如何在依赖本地机构的同时与加密市场接轨、又如何权衡区块链与非区块链的争议……

实际上,在6月18日当天,除了Libra白皮书和技术白皮书的发布外,同时上线的还有一篇由Calibra资助支持编纂的一篇学术论文。而该论文中的提出的“基于区块链的金融系统的长期均衡理论”正是Libra践行的市场设计逻辑。

记者曾在“Libra如何践行区块链+市场设计新思路,POS创建全球合约的新捷径?”一文中公布了该论文。

该论文分析称,“POS下的关系合约仅依赖于本地机构——但是将它们与密码学结合起来可以创建一个正式的平台全球合约。”

其表示,传统的金融体系通过由执法机构支持的相关契约来维持信任,而在POS设计中,只要将金融基础设施及其治理的控制权分配给被信任的中介机构,那么不仅可以解决传统金融中的集中化、高费用、交易壁垒等问题,还可以降低金融体系对破产的弹性和第三方的干涉。

而Libra现有的28位合作公司(最后目标为上百名合作公司),正是对集中性和权力下放的权衡,这类似于现如今众多POS项目中的节点,但Libra的节点代表是“强有力的地方机构”,而这些地方机构也可能成为对监管的权衡。

沃顿商学院的教授、技术政策专家Kevin Werbach就评论称,这篇论文提出了一个论点,为什么PoS创造的激励与一个正在出现的法律/制度上可执行的制度相兼容,而关系合约并不一定存在。

“承认法律/制度环境并不意味着区块链“只是一个集中的数据库”。“它使可伸缩性和治理变得容易得多。但它创造了自己的一套权衡。”Kevin Werbach的这一评论完美的映照了属于Libra的尝试。


从David Marcus的回应中看具体的应对措施


当地时间7月3日,Facebook Libra项目负责人David Marcus于个人Facebook发布长文《Libra, 2 weeks in》,就过去两周Libra所遇到的一些质疑及误解进行解释。

而从David Marcus的回应中可以看到Libra的初步应对:


1、Facebook并不掌管Libra

David Marcus表示,Facebook不会控制Libra网络、货币或其支持储备。Facebook将只是Libra协会的一百多名会员之一。不会有任何特权。这样一来,有关于Facebook本身的隐私问题就不会牵扯到Libra身上。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Facebook拥有并控制着Calibra,但它不会看到Calibra的财务数据。更重要的是,人们将有很多方式来利用Libra并进入网络。你将能够使用一系列托管钱包和非托管钱包,这些钱包之间将具有完全的互操作性,这意味着你将能够通过不同公司的钱包支付和接收支付,甚至使用你自己运行的软件钱包。底线是,你不必相信Facebook就能从天秤座中获益。Facebook也不会对天秤座网络承担任何特殊责任。但我们希望人们会对Calibra钱包有好感。我们已经清楚我们的财务数据分离方法,我们将履行我们的承诺,努力实现真正的效用。”


2、Libra不是开放的,也并非去中心化

David Marcus表示,虽然节点的可替换性是区块链的一个基本原则,这也是为什么Libra致力于在未来几年逐步过渡到无许可状态。但同时,通过可在受管制的环境中运作并具有确保网络基础阶段完整性所需专业知识的可信实体来启动项目也是很重要的。

其认为,100个地理上分散的、行业上多样化的组织是相当去中心的。可能在平衡状态下并不够,但就启动阶段来说确实如此。对比来看,其他区块链上矿工的权力集中问题往往被忽视。但毫无疑问,还存在更多去中心化的区块链。

可以看到,Libra此番基于集中性的变相权力下放的举措,与目前的区块链市场的公链项目相比,可能具备更高的“去中心化”属性,与此同时,因为是非去中心化的,所以Libra更容易符合监管的需求。


3、为什么Libra协会的章程仍未确定?

Libra的章程应该由初始成员共同完成,在这种情况下Libra网络才会成为公共产品,这也是Libra有关信息尚不明确的主要原因。


4、以KYC检验抵制洗钱

对于监管方质疑的“Libra可能会成为洗钱平台”,David Marcus表示Libra会在资金出入时进行适当的KYC检验,除此之外,执法和监管机构亦可对链上活动进行自主分析。Libra协会将继续在这些关键问题上积极、公开地与所有相关利益相关方进行接触。所以,Libra应改进监测和执行力,而非被阻止。

可以看到,有关于监管的质疑,Facebook也是早有准备。当然,就目前的监管诘难与Facebook回应来看,双方的矛盾显然还不止于此,而Facebook是否还留有后手,只能期待接下来听证会的进展。


原创:共享财经 Neo

Facebook官宣“不会放弃Libra”,扎克伯格决心为比特币“挡子弹”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4 10:53 • 来自相关话题

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已经成为美国货币政策和美元自身的“对手”,正是基于这个观点,美国国会连番发难,如今已经正式敦促马克·扎克伯格停止其加密项目的开发。

扎克伯格现在将与美国政府展开正面交锋,并以此为加密货币立法铺平道路。通过与监管机构争夺建立一个新的金融竞技场,Facebook正因为加密货币而付出巨大代价。但是为什么呢?这对马克·扎克伯格有什么好处?

 
美国国会要求Facebook暂停开发加密货币
 

由Maxine Waters领导的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昨日致函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坚称Facebook应“立即”停止对Libra的开发。这封信将Libra视为全球金融体系的威胁。

    “这些产品可能会帮助建立一个全新的全球金融体系,该体系总部位于瑞士,旨在与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抗衡。”


信中还指出,如果加密货币服务得不到适当的监管,那么更广泛的加密货币服务将“构成危及美国和全球金融稳定的系统性风险”。

扎克伯格为比特币挡子弹?

然而,Waters给Facebook的信中最重要的部分出现在结尾。她承诺利用这一禁令来学习更多关于加密货币的知识,并开始着手立法。

    “在Libra暂停期间,我们打算就基于加密货币的活动的风险和好处举行公开听证会,并探讨立法解决方案。”







Maxine Waters


换句话说,美国政府最终将为加密生态系统带来一些亟需的清晰度。但这将经历一场漫长而痛苦的战斗,Facebook将承受打击。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拥有庞大的资金和律师队伍,他正在为整个行业承受一颗子弹。正如律师杰克·切文斯基所说:

    “几年来,加密货币一直处于蜜月期:大到足以与之相关,但还不至于严重威胁到现状。Libra可能会结束这一阶段。现在,我们正面临着严峻的问题,而Facebook是唯一的答案。”


当Facebook与监管机构和政府打交道时,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将相对自由地发展。

 
Facebook不会停止Libra加密货币计划
 

尽管国会措辞强硬,但扎克伯格不太可能停止对Libra的开发。在回应这封信时,Facebook表示:

    “我们期待着在这一进程向前推进的过程中与议员们合作,包括在即将举行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和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听证会上回答他们的问题。”


换句话说,扎克伯格愿意与监管机构合作,但他不会让步。

 
马克·扎克伯格为Libra不惜与国会对抗,其动机是什么?
 

你不得不问,为什么马克•扎克伯格要把自己放在监管机构的出气筒上?

第一个动机很简单:Facebook将从Libra中提取海量的综合财务数据。虽然Facebook表示天秤座协会(Libra Association)是去中心化的,但像Facebook这样的节点运营商将有权访问交易数据。Facebook提出的数字钱包Calibra也将在特定条件下与Facebook共享数据。

即使Calibra不把个人交易和他们的Facebook个人资料联系起来,Facebook也可以访问汇总的财务数据。再加上24亿用户的私人信息,Libra是一个强大的货币化工具。

然后是力量。扎克伯格与政府的较量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他正在扩大Facebook对人们生活中最私密领域的控制:金钱。


原文:https://www.ccn.com/op-ed/mark-zuckerberg-bullet-crypto/2019/07/03/
作者:Ben Brown
编译:Kyle 查看全部
201907040241135925.jpg

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已经成为美国货币政策和美元自身的“对手”,正是基于这个观点,美国国会连番发难,如今已经正式敦促马克·扎克伯格停止其加密项目的开发。

扎克伯格现在将与美国政府展开正面交锋,并以此为加密货币立法铺平道路。通过与监管机构争夺建立一个新的金融竞技场,Facebook正因为加密货币而付出巨大代价。但是为什么呢?这对马克·扎克伯格有什么好处?

 
美国国会要求Facebook暂停开发加密货币
 

由Maxine Waters领导的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昨日致函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坚称Facebook应“立即”停止对Libra的开发。这封信将Libra视为全球金融体系的威胁。


    “这些产品可能会帮助建立一个全新的全球金融体系,该体系总部位于瑞士,旨在与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抗衡。”



信中还指出,如果加密货币服务得不到适当的监管,那么更广泛的加密货币服务将“构成危及美国和全球金融稳定的系统性风险”。

扎克伯格为比特币挡子弹?

然而,Waters给Facebook的信中最重要的部分出现在结尾。她承诺利用这一禁令来学习更多关于加密货币的知识,并开始着手立法。


    “在Libra暂停期间,我们打算就基于加密货币的活动的风险和好处举行公开听证会,并探讨立法解决方案。”




201907040230575260.jpeg

Maxine Waters


换句话说,美国政府最终将为加密生态系统带来一些亟需的清晰度。但这将经历一场漫长而痛苦的战斗,Facebook将承受打击。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拥有庞大的资金和律师队伍,他正在为整个行业承受一颗子弹。正如律师杰克·切文斯基所说:


    “几年来,加密货币一直处于蜜月期:大到足以与之相关,但还不至于严重威胁到现状。Libra可能会结束这一阶段。现在,我们正面临着严峻的问题,而Facebook是唯一的答案。”



当Facebook与监管机构和政府打交道时,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将相对自由地发展。

 
Facebook不会停止Libra加密货币计划
 

尽管国会措辞强硬,但扎克伯格不太可能停止对Libra的开发。在回应这封信时,Facebook表示:


    “我们期待着在这一进程向前推进的过程中与议员们合作,包括在即将举行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和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听证会上回答他们的问题。”



换句话说,扎克伯格愿意与监管机构合作,但他不会让步。

 
马克·扎克伯格为Libra不惜与国会对抗,其动机是什么?
 

你不得不问,为什么马克•扎克伯格要把自己放在监管机构的出气筒上?

第一个动机很简单:Facebook将从Libra中提取海量的综合财务数据。虽然Facebook表示天秤座协会(Libra Association)是去中心化的,但像Facebook这样的节点运营商将有权访问交易数据。Facebook提出的数字钱包Calibra也将在特定条件下与Facebook共享数据。

即使Calibra不把个人交易和他们的Facebook个人资料联系起来,Facebook也可以访问汇总的财务数据。再加上24亿用户的私人信息,Libra是一个强大的货币化工具。

然后是力量。扎克伯格与政府的较量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他正在扩大Facebook对人们生活中最私密领域的控制:金钱。


原文:https://www.ccn.com/op-ed/mark-zuckerberg-bullet-crypto/2019/07/03/
作者:Ben Brown
编译:Kyle

12 个要点,了解 Facebook 数字货币听证会核心信息

资讯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


在 7 月 16 日进行的 「审查 Facebook 发行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顾虑」的 参议院听证会 中,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只有少部分议员发表了对于 Libra 技术创新的认可。会上部分议员还提到了很多关于 Facebook 之前泄露隐私的质疑,以及涉嫌操控 2016 年美国大选等尖锐问题,但由于 David Marcus 不是 Facebook 的 CEO 或 CFO,所以绝大多数回复都是比较官方或者尽可能回避了。

在 David Marcus 发表今早就 已公开的证词 之前,Sherrod Brown 议员就直接抨击 Facebook 公司的历史问题。他说 Facebook 宣称 Libra 希望将更开放的支付工具提供给更多人,但实际上 Facebook 自己只是一个通过算法控制用户能看到什么的平台,曾经还导致过各种社会和隐私问题,如何相信这样的平台来接管我们的交易账本呢?

在 David Marcus 的证词之后就是问答环节,以下是部分问题或者要点摘录:


1、Libra 协会是创立在瑞士的,那到底需不需要美国监管?

当然需要,而且会符合任何监管机构的要求。


2、那该由哪个机构应该来监管,在美国有太多监管机构了。

对于任何监管机构提出的合法监管需求,Libra 和 Calibra 都需要满足。


3、你是否愿意使用 Libra 支付你自己和团队的工资?

愿意。


4、因为 2008 年的金融危机很多大金融机构都倒闭了,如何确保 Libra 和 Calibra 不会倒闭?

通过 Libra 储备机制的保障。


5、如果创建 Calibra 账号的是危险人物怎么办?

在 Calibra 上使用,需要使用政府发行的证件认证,并执行反洗钱等措施。


6、关于 Libra 协会的融资情况,他提到了每个联盟成员都可以给 Libra 项目投入资金,而 Facebook 目前也未确认自己会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7、Microsoft 在 90 年代有个策略就是「拥抱、扩展再消灭」,Libra 是如何防止成为下一个 Microsoft 的 ? 

和当时的情况不一样,因为 Libra 的技术是开源的。


8、关于 Calibra 是否可以和第三方钱包数据共享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用户可以将私钥,数据,账本导出到第三方钱包中。


9、关于 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enger 是否可以内置第三方钱包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Facebook 的平台中不会内置第三方钱包,但可以使用 Calibra 转账给第三方钱包。


10、有个议员算是给加密货币托管商 Anchorage 做了个软广告,说了一大段话描述这家公司。Anchorage 是 Libra 协会的成员之一。


11、为什么选择在瑞士成立 Libra 协会,而不选择美国?

因为希望把 Libra 带给更多人,而且很多其他国际金融机构都选择了瑞士。


12、到底是谁对 libra 协会负责?

协会如何做决定?由 100 名成员选举出的 5-19 名人员组成的理事会。所有协会的提案都会是公开的,而且 100 名成员都有每人一票的投票权,Facebook 也一样。


来源:Examining Facebook’s Proposed Digital Currency and Data Privacy Considerations
整理:潘致雄 查看全部
everything-you-need-to-know-about-facebook-s-libra-cryptocurrency__485515_.jpg


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



在 7 月 16 日进行的 「审查 Facebook 发行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顾虑」的 参议院听证会 中,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只有少部分议员发表了对于 Libra 技术创新的认可。会上部分议员还提到了很多关于 Facebook 之前泄露隐私的质疑,以及涉嫌操控 2016 年美国大选等尖锐问题,但由于 David Marcus 不是 Facebook 的 CEO 或 CFO,所以绝大多数回复都是比较官方或者尽可能回避了。

在 David Marcus 发表今早就 已公开的证词 之前,Sherrod Brown 议员就直接抨击 Facebook 公司的历史问题。他说 Facebook 宣称 Libra 希望将更开放的支付工具提供给更多人,但实际上 Facebook 自己只是一个通过算法控制用户能看到什么的平台,曾经还导致过各种社会和隐私问题,如何相信这样的平台来接管我们的交易账本呢?

在 David Marcus 的证词之后就是问答环节,以下是部分问题或者要点摘录:


1、Libra 协会是创立在瑞士的,那到底需不需要美国监管?

当然需要,而且会符合任何监管机构的要求。


2、那该由哪个机构应该来监管,在美国有太多监管机构了。

对于任何监管机构提出的合法监管需求,Libra 和 Calibra 都需要满足。


3、你是否愿意使用 Libra 支付你自己和团队的工资?

愿意。


4、因为 2008 年的金融危机很多大金融机构都倒闭了,如何确保 Libra 和 Calibra 不会倒闭?

通过 Libra 储备机制的保障。


5、如果创建 Calibra 账号的是危险人物怎么办?

在 Calibra 上使用,需要使用政府发行的证件认证,并执行反洗钱等措施。


6、关于 Libra 协会的融资情况,他提到了每个联盟成员都可以给 Libra 项目投入资金,而 Facebook 目前也未确认自己会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7、Microsoft 在 90 年代有个策略就是「拥抱、扩展再消灭」,Libra 是如何防止成为下一个 Microsoft 的 ? 

和当时的情况不一样,因为 Libra 的技术是开源的。


8、关于 Calibra 是否可以和第三方钱包数据共享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用户可以将私钥,数据,账本导出到第三方钱包中。


9、关于 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enger 是否可以内置第三方钱包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Facebook 的平台中不会内置第三方钱包,但可以使用 Calibra 转账给第三方钱包。


10、有个议员算是给加密货币托管商 Anchorage 做了个软广告,说了一大段话描述这家公司。Anchorage 是 Libra 协会的成员之一。


11、为什么选择在瑞士成立 Libra 协会,而不选择美国?

因为希望把 Libra 带给更多人,而且很多其他国际金融机构都选择了瑞士。


12、到底是谁对 libra 协会负责?

协会如何做决定?由 100 名成员选举出的 5-19 名人员组成的理事会。所有协会的提案都会是公开的,而且 100 名成员都有每人一票的投票权,Facebook 也一样。


来源:Examining Facebook’s Proposed Digital Currency and Data Privacy Considerations
整理:潘致雄

Libra听证会火药十足:监管方难以信任Facebook

资讯guigumitan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David Marcus在听证会上,图自TechCrunch)


继去年扎克伯格被美国国会议员们就 Facebook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暴露的数据滥用问题“轮番轰炸”之后,今天,Facebook 又被“传召” 了。

这一次,Libra 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问题成为听证会的主题。

6月18日,随着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币圈最重量级的玩家进场了。这样的大动作,自然逃不过美国监管者警惕的目光。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美东时间 7 月16 日上午 10 点,“Libra 之父”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回答了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一系列尖锐提问。


听证会现场:火力十足、气氛紧张


听证会现场的氛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议员们公开表达了 “Facebook很危险”、“没有人喜欢扎克伯格”、“这里没有人愿意再信任你们”、“Facebook进入支付就是为了让一个已经太过强大的公司变得更强大” 等言辞一再出现。议员们向马库斯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

    鉴于 Facebook 以往已经有着多次肆意操纵用户隐私数据、枉顾新闻专业主义,操纵用户情绪来卖广告等“黑历史”,凭什么现在你来做最需要信任的金融支付之时,要求我们继续信任你?以往你们承诺要努力解决的问题哪一个真正解决了呢?如果你信任Libra,你个人愿意把自己所有资产和薪水都放到上面吗?

    为什么把 Libra 总部放到瑞士而不是美国?Libra 如何有效保护消费者数据,如何应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欺诈和盗用等问题?尤其是 Libra 是跨国界的,如果诈骗者是来自西班牙的,诈骗后果是在另一个国家,你们要遵守哪个国家的法律来保护用户?用户要打电话给哪个法律部门?

    Facebook会允许其他数字钱包在平台上的使用吗?如何处理竞争者关系?

    Libra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委员会到底是哪些人在负责?



面对一个个质疑,马库斯的回答总基调延续了听证会前一天公布的证词里总结的:Libra 将遵守所有美国法规,在美国立法者的担忧得到解决之前不会发币。具体回答如下:

信任问题。人们不必信任Facebook,因为它只是现有 28 个 Libra 基金会成员中的一员,以后可能只是 100 个或更多的理事会成员中的一个。Facebook 只有一票投票权,Libra 建立在开源系统之上,Facebook 不想、也不会控制它。





(现有的Libra基金会的28个成员)


不仅如此,马库斯还表示,愿意将个人资产和薪水都放在 Libra 上,以示对该系统的信任。

此外,马库斯从头到尾多次重复给出的,其他应该信任Facebook做这件事的理由是:

“Facebook选择做这件事,不仅是因为它有资源和能力来做,还因为它认为Libra可以对世界有益。试想一个身处他国的女儿要给母亲汇款,如今要付高昂的转账费用,用的时间还很久。而Libra可以让人们不管身处哪里,都可以用手机迅速、安全、低成本的转钱”。

马库斯还认为,数字货币已经是大趋势,美国在实时支付领域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再主动加入和反应的话,就会冒着在区块链技术竞争上落后的风险,其他国家就会崛起,美国就会继续落后。

Libra 的好处不仅于此,马库斯还认为,Libra “能更好地帮助 Facebook 现有平台上的 9000 多万商业用户降低支付成本,从而创造更多工作”。

监管和用户数据保护 | “Libra基金会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绝对不是为了逃避任何责任,绝不是为了逃避美国法规 ... 尽管它确实在瑞士注册,但它也是在 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管理下注册的”。

至于为什么要注册在瑞士?马库斯的回答是,因为瑞士 “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优势... 世贸组织、国际清算银行都在瑞士。

同时马库斯也强调,Libra 不会在解决美国监管当局的忧虑之前发布,美国应该引领世界数字货币的规则制定。

是否会被用于洗钱乃至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 | “Libra不是一个匿名数字货币,用户不是匿名的,要使用它的数字钱包服务,用户需要上传政府支持的真实身份认证文件,Libra正在跟美国FinCEN (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Libra 协会不能接触到消费用户。Libra系统本身会有高标准的安全编码,如何使用数字货币的金融教育和共识原则也会嵌入到 Libra。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直接销售或直接货币化用户的数据并非“故意为之”,如果它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则会要求用户同意为此目的而使用数据。

商业模式与是否垄断 | Libra 的收入主要会来自两方面:一,Facebook上现有平台上的 9000多万商业用户的支付链条更快捷和低成本带来的平台收益;二,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产生的收益。

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虽然和其它钱包存在竞争关系,但它将会为用户提供多种支付选项,包括信用卡和银行卡。Calibra 将具有互操作性,因此用户可以与其他钱包来回发送资金,数据将具有可移植性,因此用户可以完全切换到竞争对手。

但马库斯同时也表示,在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中,Facebook 只会选择集成自己的Calibra加密货币钱包,并拒绝在其中嵌入竞争钱包。考虑到Facebook各类应用的庞大用户基数,这一独家性,可以使 Calibra 比银行、PayPal、Coinbase 或任何其他潜在的钱包开发商更有优势。

 
Facebook 还值得再被信任吗?


硅谷洞察在整场听证会后感触最深的一点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议员们反反复复在 “我们没办法再信任Facebook” 这一点上打转。

美国区块链权威媒体 CoinDesk 发文称,本次听证会议员们提问的关于 Facebook 本身的问题显然更多,而关于加密技术、区块链技术本身的问题很少,文章作者认为,这或许体现出法律制定者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超过了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不信任。

多次就信任问题发难的 Sherrod Brown 在随后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也坦承,很难让美国人信任一个巨头公司。“美国人不信任华尔街,他们现在把这些大的技术公司也列为‘同流合污’的对象。






马库斯也在听证会结束后发 Twitter 再次强调:“在我们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问题之前,我们不会启动 Libra。 我们也认识到,对于Calibra钱包来说,信任是至关重要的。"






有趣的是,关于 Libra 的监管,马库斯提到,由于 Libra 基金会注册在瑞士,关于用户数据隐私的问题,将自然会接受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

但是,FDPIC 的发言人 Hugo Wyler 在接受美国媒体 CNBC 采访时却表示:“直到今天,我们尚未与 Libra 的发起人交流过。我们希望 Facebook 或 Libra 的其他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为我们提供具体真实的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督能力的程度”。

硅谷洞察就 Libra 听证会的热点,咨询了硅谷的一些区块链从业者。

一位做区块链节点运营服务的朋友提到,从技术角度来看,Libra 使用的是 PoS 共识机制,将带来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去中心化的实现在于不同类型的节点将因为其参与维护网络、确认交易而获得经济回报的激励。而至于回报率如何制定,规则到底是由基金会所有成员来投票决定、还是由 Facebook 这样牵头的巨头来决定,目前还是未知。

另有行业人士提出,Libra 未来的合规成本只会更高。因为任何接触美国服务器的资金转移都必须接受监管 —— 即便交易双方都在美国境外,除非 Libra 在美国不设节点,数据和美国的所有数据中心隔离。

但这样来看,Libra 如果未来不收取高额的手续费,似乎只能靠 “卖数据” 变现支持系统的运营,这将又回到他们被社会和执法者质疑最多的问题上。

 
Libra VS 中国:数字货币的全球性挑战?


在本次听证会上,马库斯提出的 “美国在实时支付上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主动来做,很有可能会落后” 的观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国内已经无处不在的手机移动支付。

Facebook 提出的 Libra 通过服务平台商家便捷支付,以及和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提供更多服务的盈利模式也与国内的微信和支付宝有相似之处。仅就实时支付来看,微信便是“社交+支付”的成功范例,但是微信毕竟只是国内用户主导,说到底是“只支付,不跨境”,而全球社交却是 Facebook 最拿手的优势。

那么,Libra 会进入中国吗?

有可能,但可能性很低。在中国能有足够体量与之抗衡的最大可能就只有微信。尽管不够国际范,用户基础也不到 Facebook 总数的一半,可微信渗透的应用场景却很强大。但微信上所有的支付必须依托银行,直接使用法定货币,银行系统为微信支付承担了身份认证和转账结算这两大业务。

看来,微信的社交再厉害,目前也未能撼动传统的金融模式,而 Libra 却是直接对银行构成了威胁。

你看好 Libra 吗?对本次 Libra 听证会,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


感谢硅谷洞察特约作者金霞、Susan Wu,以及行业人士Xiaohan Zhu、Emily Xu等对本文的贡献 查看全部
201907170751121.jpeg

(David Marcus在听证会上,图自TechCrunch)


继去年扎克伯格被美国国会议员们就 Facebook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暴露的数据滥用问题“轮番轰炸”之后,今天,Facebook 又被“传召” 了。

这一次,Libra 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问题成为听证会的主题。

6月18日,随着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币圈最重量级的玩家进场了。这样的大动作,自然逃不过美国监管者警惕的目光。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美东时间 7 月16 日上午 10 点,“Libra 之父”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回答了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一系列尖锐提问。


听证会现场:火力十足、气氛紧张


听证会现场的氛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议员们公开表达了 “Facebook很危险”、“没有人喜欢扎克伯格”、“这里没有人愿意再信任你们”、“Facebook进入支付就是为了让一个已经太过强大的公司变得更强大” 等言辞一再出现。议员们向马库斯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


    鉴于 Facebook 以往已经有着多次肆意操纵用户隐私数据、枉顾新闻专业主义,操纵用户情绪来卖广告等“黑历史”,凭什么现在你来做最需要信任的金融支付之时,要求我们继续信任你?以往你们承诺要努力解决的问题哪一个真正解决了呢?如果你信任Libra,你个人愿意把自己所有资产和薪水都放到上面吗?

    为什么把 Libra 总部放到瑞士而不是美国?Libra 如何有效保护消费者数据,如何应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欺诈和盗用等问题?尤其是 Libra 是跨国界的,如果诈骗者是来自西班牙的,诈骗后果是在另一个国家,你们要遵守哪个国家的法律来保护用户?用户要打电话给哪个法律部门?

    Facebook会允许其他数字钱包在平台上的使用吗?如何处理竞争者关系?

    Libra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委员会到底是哪些人在负责?




面对一个个质疑,马库斯的回答总基调延续了听证会前一天公布的证词里总结的:Libra 将遵守所有美国法规,在美国立法者的担忧得到解决之前不会发币。具体回答如下:

信任问题。人们不必信任Facebook,因为它只是现有 28 个 Libra 基金会成员中的一员,以后可能只是 100 个或更多的理事会成员中的一个。Facebook 只有一票投票权,Libra 建立在开源系统之上,Facebook 不想、也不会控制它。

201907170751132.jpeg

(现有的Libra基金会的28个成员)


不仅如此,马库斯还表示,愿意将个人资产和薪水都放在 Libra 上,以示对该系统的信任。

此外,马库斯从头到尾多次重复给出的,其他应该信任Facebook做这件事的理由是:

“Facebook选择做这件事,不仅是因为它有资源和能力来做,还因为它认为Libra可以对世界有益。试想一个身处他国的女儿要给母亲汇款,如今要付高昂的转账费用,用的时间还很久。而Libra可以让人们不管身处哪里,都可以用手机迅速、安全、低成本的转钱”。

马库斯还认为,数字货币已经是大趋势,美国在实时支付领域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再主动加入和反应的话,就会冒着在区块链技术竞争上落后的风险,其他国家就会崛起,美国就会继续落后。

Libra 的好处不仅于此,马库斯还认为,Libra “能更好地帮助 Facebook 现有平台上的 9000 多万商业用户降低支付成本,从而创造更多工作”。

监管和用户数据保护 | “Libra基金会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绝对不是为了逃避任何责任,绝不是为了逃避美国法规 ... 尽管它确实在瑞士注册,但它也是在 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管理下注册的”。

至于为什么要注册在瑞士?马库斯的回答是,因为瑞士 “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优势... 世贸组织、国际清算银行都在瑞士。

同时马库斯也强调,Libra 不会在解决美国监管当局的忧虑之前发布,美国应该引领世界数字货币的规则制定。

是否会被用于洗钱乃至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 | “Libra不是一个匿名数字货币,用户不是匿名的,要使用它的数字钱包服务,用户需要上传政府支持的真实身份认证文件,Libra正在跟美国FinCEN (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Libra 协会不能接触到消费用户。Libra系统本身会有高标准的安全编码,如何使用数字货币的金融教育和共识原则也会嵌入到 Libra。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直接销售或直接货币化用户的数据并非“故意为之”,如果它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则会要求用户同意为此目的而使用数据。

商业模式与是否垄断 | Libra 的收入主要会来自两方面:一,Facebook上现有平台上的 9000多万商业用户的支付链条更快捷和低成本带来的平台收益;二,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产生的收益。

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虽然和其它钱包存在竞争关系,但它将会为用户提供多种支付选项,包括信用卡和银行卡。Calibra 将具有互操作性,因此用户可以与其他钱包来回发送资金,数据将具有可移植性,因此用户可以完全切换到竞争对手。

但马库斯同时也表示,在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中,Facebook 只会选择集成自己的Calibra加密货币钱包,并拒绝在其中嵌入竞争钱包。考虑到Facebook各类应用的庞大用户基数,这一独家性,可以使 Calibra 比银行、PayPal、Coinbase 或任何其他潜在的钱包开发商更有优势。

 
Facebook 还值得再被信任吗?


硅谷洞察在整场听证会后感触最深的一点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议员们反反复复在 “我们没办法再信任Facebook” 这一点上打转。

美国区块链权威媒体 CoinDesk 发文称,本次听证会议员们提问的关于 Facebook 本身的问题显然更多,而关于加密技术、区块链技术本身的问题很少,文章作者认为,这或许体现出法律制定者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超过了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不信任。

多次就信任问题发难的 Sherrod Brown 在随后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也坦承,很难让美国人信任一个巨头公司。“美国人不信任华尔街,他们现在把这些大的技术公司也列为‘同流合污’的对象。

201907170751133.jpeg


马库斯也在听证会结束后发 Twitter 再次强调:“在我们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问题之前,我们不会启动 Libra。 我们也认识到,对于Calibra钱包来说,信任是至关重要的。"

201907170751144.jpeg


有趣的是,关于 Libra 的监管,马库斯提到,由于 Libra 基金会注册在瑞士,关于用户数据隐私的问题,将自然会接受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

但是,FDPIC 的发言人 Hugo Wyler 在接受美国媒体 CNBC 采访时却表示:“直到今天,我们尚未与 Libra 的发起人交流过。我们希望 Facebook 或 Libra 的其他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为我们提供具体真实的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督能力的程度”。

硅谷洞察就 Libra 听证会的热点,咨询了硅谷的一些区块链从业者。

一位做区块链节点运营服务的朋友提到,从技术角度来看,Libra 使用的是 PoS 共识机制,将带来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去中心化的实现在于不同类型的节点将因为其参与维护网络、确认交易而获得经济回报的激励。而至于回报率如何制定,规则到底是由基金会所有成员来投票决定、还是由 Facebook 这样牵头的巨头来决定,目前还是未知。

另有行业人士提出,Libra 未来的合规成本只会更高。因为任何接触美国服务器的资金转移都必须接受监管 —— 即便交易双方都在美国境外,除非 Libra 在美国不设节点,数据和美国的所有数据中心隔离。

但这样来看,Libra 如果未来不收取高额的手续费,似乎只能靠 “卖数据” 变现支持系统的运营,这将又回到他们被社会和执法者质疑最多的问题上。

 
Libra VS 中国:数字货币的全球性挑战?


在本次听证会上,马库斯提出的 “美国在实时支付上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主动来做,很有可能会落后” 的观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国内已经无处不在的手机移动支付。

Facebook 提出的 Libra 通过服务平台商家便捷支付,以及和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提供更多服务的盈利模式也与国内的微信和支付宝有相似之处。仅就实时支付来看,微信便是“社交+支付”的成功范例,但是微信毕竟只是国内用户主导,说到底是“只支付,不跨境”,而全球社交却是 Facebook 最拿手的优势。

那么,Libra 会进入中国吗?

有可能,但可能性很低。在中国能有足够体量与之抗衡的最大可能就只有微信。尽管不够国际范,用户基础也不到 Facebook 总数的一半,可微信渗透的应用场景却很强大。但微信上所有的支付必须依托银行,直接使用法定货币,银行系统为微信支付承担了身份认证和转账结算这两大业务。

看来,微信的社交再厉害,目前也未能撼动传统的金融模式,而 Libra 却是直接对银行构成了威胁。

你看好 Libra 吗?对本次 Libra 听证会,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


感谢硅谷洞察特约作者金霞、Susan Wu,以及行业人士Xiaohan Zhu、Emily Xu等对本文的贡献

Libra项目负责人:直到监管落地才会推出Libra项目

资讯31qu 发表了文章 • 2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据美国参议院官网消息,7月16日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发表了他在即将来临的关于Libra的听证会上的准备证词,其中表示在“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担忧并获得批准之前,Facebook不会推出Libra项目。


希望瑞士成为Libra的监管机构
 

此外,马库斯还重申了隐私承诺。他表示,除了基本的交易信息之外,Libra协会不会保留用户的个人数据,Facebook也不会与公司其他人分享关于Calibra钱包的信息。

他补充说,Facebook将Libra视为“支付工具而不是一种投资”,这样可以帮助缓解资金转移并实现互动。同时马库斯称,Libra协会不能从用于广告和其他目的的区块链数据中获利。

同时,由于Libra协会总部设在日内瓦,因此他期望瑞士能够成为隐私监管机构。而据了解,瑞士一向对加密货币都持有积极开放的态度。这也使得马库斯的诉求变得不难理解了。

据coindesk文章表示,一名区块链协会负责人Kristin Smith表示,Facebook之所以选择把Libra协会的总部设立在瑞士,是缺乏对美国监管的深入了解。

她表示:

    “普遍存在的监管不确定性限制了美国公司和投资者进一步开阔加密货币和相关技术的脚步因此不管瑞士的相关法律有什么利好的地方,Facebook都不太可能在美国本土进行更多相关业务的开发。”


但美国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却并不这么看。他在推特中表示:“我们不能允许Facebook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从瑞士银行账户中运行风险较高的新加密货币。”






而不管Facebook将Libra的总部设在瑞士到底有何用意,根据最近美国国内对Libra项目的总体态度来看,想要顺利的推行Libra,Facebook及其他参与该项目的成员还需另谋他法。

 
美国财政部长:使用加密货币资助非法活动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而就在马库斯发布准备证词的几小时之前,美国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7月1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了讲话,发表了有关加密货币监管的相关言论。






姆努钦称使用加密货币资助非法活动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同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已经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被用来支持数十亿美元的非法活动,如网络犯罪、逃税、敲诈、随机软件、非法药物、人口贩运……这确实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姆努钦进一步强调了加密货币作为犯罪融资手段的重要作用,他说:“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这些加密数字货币被非法活动和投机活动所主导。”

这短短一天之内接连发生的两件事似乎表明,当政府部门已经将与加密货币相关的行为活动上升到了国家安全问题时,即使是备受期待的明星项目Libra也不得不低头认怂。

 
“数字金融服务同样要受到法律的约束”
 

此外他还回应了上周五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表的有关加密货币的言论:

    “正如总统所说,比特币的波动性非常大,而且比特币其实就是空气。同时财政部也非常重视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作用。”


同时姆努钦还强调在加密货币交易方面执行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法规的作用。

    “任何加密发送器都必须遵守《银行保密法》(BSA),并在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上进行注册。”


FinCEN是在实践中实施BSA的联邦监管机构,对所有货币服务发送器(包括Liba等加密货币项目)而言都是一个权威性的机构。

据姆努钦称,财政部已经向Facebook和比特币(BTC)的用户强调,数字金融服务与银行等传统机构会被同等对待,也一样要受到反洗钱和打击恐怖主义融资政策的约束。

姆努钦还成立了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数字资产工作组。据报道,该工作组包括SEC、CFTC和美联储等主要监管机构。该联合工作组的目标就是减轻与加密货币相关的监管风险。

马库斯听证会准备证词原文:https://www.banking.senate.gov/imo/media/doc/Marcus%20Testimony%207-16-19.pdf


来源/31QU
文/小壳 查看全部
201907161322542.jpeg

据美国参议院官网消息,7月16日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发表了他在即将来临的关于Libra的听证会上的准备证词,其中表示在“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担忧并获得批准之前,Facebook不会推出Libra项目。


希望瑞士成为Libra的监管机构
 

此外,马库斯还重申了隐私承诺。他表示,除了基本的交易信息之外,Libra协会不会保留用户的个人数据,Facebook也不会与公司其他人分享关于Calibra钱包的信息。

他补充说,Facebook将Libra视为“支付工具而不是一种投资”,这样可以帮助缓解资金转移并实现互动。同时马库斯称,Libra协会不能从用于广告和其他目的的区块链数据中获利。

同时,由于Libra协会总部设在日内瓦,因此他期望瑞士能够成为隐私监管机构。而据了解,瑞士一向对加密货币都持有积极开放的态度。这也使得马库斯的诉求变得不难理解了。

据coindesk文章表示,一名区块链协会负责人Kristin Smith表示,Facebook之所以选择把Libra协会的总部设立在瑞士,是缺乏对美国监管的深入了解。

她表示:


    “普遍存在的监管不确定性限制了美国公司和投资者进一步开阔加密货币和相关技术的脚步因此不管瑞士的相关法律有什么利好的地方,Facebook都不太可能在美国本土进行更多相关业务的开发。”



但美国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却并不这么看。他在推特中表示:“我们不能允许Facebook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从瑞士银行账户中运行风险较高的新加密货币。”

201907161322553.jpeg


而不管Facebook将Libra的总部设在瑞士到底有何用意,根据最近美国国内对Libra项目的总体态度来看,想要顺利的推行Libra,Facebook及其他参与该项目的成员还需另谋他法。

 
美国财政部长:使用加密货币资助非法活动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而就在马库斯发布准备证词的几小时之前,美国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7月1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了讲话,发表了有关加密货币监管的相关言论。

201907161322554.jpeg


姆努钦称使用加密货币资助非法活动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同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已经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被用来支持数十亿美元的非法活动,如网络犯罪、逃税、敲诈、随机软件、非法药物、人口贩运……这确实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姆努钦进一步强调了加密货币作为犯罪融资手段的重要作用,他说:“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这些加密数字货币被非法活动和投机活动所主导。”

这短短一天之内接连发生的两件事似乎表明,当政府部门已经将与加密货币相关的行为活动上升到了国家安全问题时,即使是备受期待的明星项目Libra也不得不低头认怂。

 
“数字金融服务同样要受到法律的约束”
 

此外他还回应了上周五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表的有关加密货币的言论:


    “正如总统所说,比特币的波动性非常大,而且比特币其实就是空气。同时财政部也非常重视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作用。”



同时姆努钦还强调在加密货币交易方面执行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法规的作用。


    “任何加密发送器都必须遵守《银行保密法》(BSA),并在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上进行注册。”



FinCEN是在实践中实施BSA的联邦监管机构,对所有货币服务发送器(包括Liba等加密货币项目)而言都是一个权威性的机构。

据姆努钦称,财政部已经向Facebook和比特币(BTC)的用户强调,数字金融服务与银行等传统机构会被同等对待,也一样要受到反洗钱和打击恐怖主义融资政策的约束。

姆努钦还成立了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数字资产工作组。据报道,该工作组包括SEC、CFTC和美联储等主要监管机构。该联合工作组的目标就是减轻与加密货币相关的监管风险。

马库斯听证会准备证词原文:https://www.banking.senate.gov/imo/media/doc/Marcus%20Testimony%207-16-19.pdf


来源/31QU
文/小壳

Libra 采用的 HotStuff 算法作者亲述:「尤物」诞生记

项目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9 16:17 • 来自相关话题

Ted Yin,HotStuff 论文第一作者, 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系统架构师。

    Facebook 公布了 Libra 白皮书和相关技术文档之后,链闻发现了 Libra 区块链将使用基于拜占庭容错共识的「LibraBFT」共识算法,而 LibraBFT 算法则是「HotStuff」的一个变种。之后,链闻又顺藤摸瓜,找到了「HotStuff」论文的第一作者、美国康奈尔大学(Cornell)大学在读博士生尹茂帆(Ted Yin),请他讲述了 HotStuff 的奥妙。

    Ted Yin 今年 25 岁,目前导师是著名计算机科学家 Emin Gün Sirer 教授和 Robbert van Renesse 教授。他同时也是市场颇为瞩目的区块链新项目 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系统架构师。2018 年暑期期间,他在 VMware Research 实习时提出了「HotStuff」协议中核心算法,并完成了相关论文。

    我们邀请 Ted Yin 撰文分享了他提出 「HotStuff」核心算法前前后后的经历。我们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记录下一个创新性算法被年轻华人研究者提出的背景,一个有可能推动区块链技术发展的基础性研究工作完成的来龙去脉。我们希望以此帮助读者更好了理解「HotStuff」,更可以激励区块链行业的研究者和开发者更好地建设。



一入系统深似海


没想到,HotStuff ,这个被我中文起名为「尤物」协议的科研成果,或多或少竟源自于我第一个「失败」的研究。请容我细细说来。2016 年,博士之旅伊始,我的导师 Emin Gün Sirer 教授便拿出几份论文让我细细研读。其中有:

    Paxos Made Moderately Complex;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Implementing Fault-Tolerant Services Using the State Machine Approach。


这些都是共识协议研究经典中的经典。更没想到的是,有一天,我竟有幸与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的两位作者合作完成了后来的尤物协议。

相较于人工智能(AI)的论文,计算机系统相关的研究论文篇幅都较长,一般有十来页。而共识协议算法的论文每一页的难度又令人望而却步。在理解了共识问题的基础以及经典算法以后,一次开会中,Gün 教授开始考我了。本来胸有成竹的我,被他连珠炮一般的问题问得说不出话来。

「看来你需要回去重新读一遍啦,Ted!」,他淡然一笑,「不必担心,本来这世界上没多少人懂 Paxos。」(链闻注:「Paxos」指 Paxos 算法,Paxos 算法是莱斯利·兰伯特(Leslie Lamport)在 1990 年提出的一种基于消息传递且具有高度容错特性的一致性算法,很多大型分布式系统都采用 Paxos 算法来解决分布式一致性问题,Paxos 算法被普遍认为难以理解,难以实现。)

我愧色满面,仓皇逃出了办公室。于是下决心要把其中逻辑理清,以至无懈可击。


「异步」难题


共识协议,或者推广至各种分布式系统的协议,是一类基于时态逻辑的算法描述,其难点在于「异步」(asynchrony)。

所谓异步,就是若干个相对独立逻辑可以同时执行,并且它们之间能够依据算法发生交互。这里的「异步」与异步协议中异步所指不同,更接近于并发(concurrency)的概念。

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无时无刻不进行这种「异步」的操作:我们不会干等一天别人的消息,也不会在整个项目所有的事情做完后才睡觉休息。我们往往是会「同时」处理若干个不同的事务,尽量不会因为一件事没有做完而被卡住不做后续的所有事情。

这种等待着一件事情完成再处理另一件事情的过程,就可以被称为「同步」;而把事情做一部分丢给别人,接着马上进行其他操作的过程中,则产生了「异步」。

正如生活中的多任务同时处理一样,带有异步 / 并发性质的算法设计充满了挑战。以Paxos算法为例,它是一种 对宕机有一定容忍度的冗余算法(Crash Fault Tolerance,下称 CFT)。用通俗的话讲,也就是我们希望有若干个机器去备份同一个系统状态。这个状态可以是用户的信息、银行的交易,或者平台上程序的执行序列。这种「备份」(replication) ,使得整个系统有一定的抗故障能力 —— 一台带状态副本的机器崩溃之后,我们仍然有别的机器可以使用。

Paxos 作为这类协议的代表已经在业界获得了广泛的使用,比如 Google 的Spanner 系统。毫不客气地说,云服务和大规模数据中心的崛起,重要原因之一就要归功于此。美国计算机科学家莱斯利·兰波特(Leslie Lamport)提出了 Paxos 算法,这成为让他在 2013 年获得图灵奖的重要原因之一 —— 当然,兰波特有太多的贡献了,包括后文会提到的拜占庭容错算法(BFT),这里就不一一展开了。

不过,像 Paxos 这类算法因为需要保证系统各个机器同时处于一致的状态,以便对外表现为一个不间断的服务,因而十分难以设计和理解。

当然,我的那个故事的结局是:重新来过,认真钻研,自信满满地再次接受也解答了 Gün 教授提出的若干个刁钻的问题,最终通过了他的考验。

「那么接下来我希望你思考一下能不能基于区块链的结构设计一个 CFT 算法,打败 Paxos。」Gün 教授说。

「好的。」我回答到。


虽万难吾往矣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花去了我整整第一年一个学期的时间。

现在回想,这个过程短暂又漫长,时而枯燥无味,但时而又充满惊奇。我曾经构想出了一些看似正确的算法,但仅仅过了一天,随即便发现无法证明,或者算法本身存在错误。直到在第一个暑假来临前,我向导师提交了一份关于这方面研究的报告。

在报告中我分析了尝试用链式结构打败 Paxos 的各种大方向。其中主要分为两种:

    一种路线是采取类似原中本聪共识中的概率模型,然后通过随机的等待时间来建立起一个可以收敛的共识链;
    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思路则是像 Paxos 那样,使用子集(Quorum)交来把 Paxos「编码」在链上。


在报告中,我给出了基于 Python 快速构建的 Raft (一种类似 Paxos 的协议)和第一种路线的性能对比,得出了不成功的结论。而 Gün 教授对另一个路线并不持乐观态度 —— 因为 Paxos/Raft 现在已经被优化得很快了,在这种只有宕机的容错场景(即 Crash Fault__Tolerance,CFT)下是不具备优势的。

我们决定放弃这个 CFT 相关的研究,我也转而有了一个新项目,也就是后来的Avalanche 协议。它是一种概率安全的拜占庭容错协议,这里暂不展开。

有趣的是,报告提到的两条路线中,第一个正好和早期的 DPoS 思路如初一辙。DPoS 是一个备受争议的协议,它在早期并不是拜占庭容错的,而且协议本身没有严格的证明或者性能的测试,主要使用它的 EOS 虚拟货币,也沦为了一个高度中心化的系统。而第二个路线,如果将问题的领域由宕机容错(CFT)变为拜占庭容错(BFT),Paxos 改换成 DLS/PBFT,则像极了后来的尤物协议(即 HotStuff) 。


一拍即合


17 年秋季学期即逝,我向 VMware Research 的首席研究员Dahlia Malkhi表达了实习的意向。





Dahlia 毕业于希伯来大学,曾在 AT &T; 研究室工作多年,后自 1999 年到 2007 年在希伯来大学计算机系执教,之后又曾担任微软研究院在硅谷 (MSR Silicon Valley) 的首席研究员,并在 2014 年 MSR 硅谷被微软解散后参与创立了云基础架构和移动商务解决方案厂商威睿 (VMware) 的研究机构 VMware Research,担任首席研究员。她在分布式系统稳定性和安全性领域研究颇深。


当年 12 月,在清华—康奈尔区块链研讨会期间,Dahlia 和 VMware Research 的高级研究员 Ittai Abraham 飞到深圳,短暂参会并作了学术报告。报告内容是关于 BFT 协议在区块链时代下的新研究课题。期间,他们宣布发现了 2007 年获得 SOSP 最佳论文的 Zyzzyva BFT 系统存在的正确性问题,借此说明 BFT 协议过于复杂和难以理解,以致在业界无数专家审稿的 10 年以后,仍然可能会发现算法层面的正确性 bug。

我们在她宣讲的当天吃了早饭,席间她简短地用了 30 分钟问了一些关于我目前科研的问题作为面试。

Dahlia 在业界以一针见血和才思敏捷著称,在挺过了她的一些关于 Avalanche 协议的一些尖锐问题后,她表达出了对我一开始那个「夭折」 CFT 项目的浓厚兴趣。在次年的远程交流中,她提到了一个在构想的 BFT 算法有些类似于我的项目,并且询问我当初放弃的原因。之后我们一拍即合,去 VMware Research 实习的事情也就这么定了下来。


太平洋的风


实习就这么开始了。从东岸的纽约飞到了西岸的加州。美好的湾区,全新的暑假。烈日下,太平洋的风时而拨弄着我手中的纸页,我则低头继续思考着「谁是坏人,谁是好人,谁又背叛了谁」的问题 —— 拜占庭容错。






Dahlia 告诉我说,一般世界各地的博士生来这里实习的头一周都不需要做什么,而是应该去尝试摸清自己的能力,以及寻找感兴趣的项目。彼时,她提到希望我能看一下他们于三月份撰写的文稿。






我喜忧参半。「喜」是因为有明确的文稿可以阅读,「忧」则是这个预印稿是不是意味着算法已经设计完毕,而我能做的事所剩无几?

实际上,在「挣扎」着阅读了一周以后,我发现初稿中描述的算法很是模糊,正确性的证明也是一笔带过,其中两个核心引理都是一句话。于是,在商议后,我们做了一个后来觉得极为明智,但对我来说也十分挑战的决定:我不去看那篇预印稿,而是从一张白纸开始,凭着自己受到的启发,结合已有的积累,用我的符号系统来重新描述算法,并且尝试给出严格的证明。

整个过程大概又花费了将近一周,最后我将重写的几页稿子交给了 Dahlia。令我欣喜的是,得到的反馈非常鼓舞人心。Dahlia 说我自己重头设计的算法在本质上和她当初的构想大体相似。

但是不久她就发现了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我的协议里面需要的假设比原本的预印稿的要更少。

我的解释是,原稿里面维护的变量和隐含条件过多,而且有的好像也不是必要。我相信「简单即是优美」的原则,于是去掉了一些觉得冗余的不变量。

瞬间,Dahlia 变得严肃认真了起来,直截了当地说,「不,这个简化会直接破坏协议的正确性」。

好在我已早有准备,向她解释了这个「重要」条件其实是不必要的。但是她依然坚持。

讨论变得逐渐激烈,于是我壮了胆,带着十足底气的口吻「挑战」道:「If so, could you please show me a counterexample? (如果真是这样,你能给我构造一个反例吗?)」她立即开始在眼前的白板上写写画画,我全神贯注,准备迎接对我思维以及口语表达的挑战。

在她数次尝试失败之后,我再次耐心地解释了一遍无需那个条件的原因。我说,听上去确实挺反直觉的,我一开始也觉得困惑,但是后来发现证明正确性并不需要它。最后,她将马克笔缓缓放下,笑着长出了一口气说,「目前我想不到反对的理由。Ted,你赢了。哈哈。」

证明不是一笔挥就的。我一开始自鸣得意的证明很快就被 Dahlia 发现了一个致命问题:有一个条件从来没有用过。和之前我们所争论的冗余条件不同,我们都意识到这是一个极为关键的条件,奈何找遍了整个证明都没有!

这种感觉就像是修好一个机器后发现手头多了一些零件,又或是做完手术发现金属盘里多出了一些器官一般。所幸的是,很快我们发现了其中一句话其实暗含了条件,但欣慰之余又感叹就算是专业人士,做这种 BFT 协议也是十分棘手。

随后,我们计划将旧稿替换成现在重写的新稿。


高手过招


Dahlia 一直是我最敬重的学者之一,因为她平易近人,跟年轻人打成一片,而在讨论学术问题时又有着渊博的知识储备和学者的严肃威严,讨论细致入微,不让毫厘。

老实说,在讨论中,大多数时候还是她取得了「胜利」。跟高手「过招」,我不得不叹服她思维的深度、广度和速度。这也是跟她合作的乐趣:就像是一场赛车比赛,稍一不留神,她就在弯道直接超车,一骑绝尘了;或是在你飞速狂奔而不知其所往时将其横刀拦下,使之冷静下来解释清楚。

不久,坐在旁桌的Mike Reiter也加入了我们的讨论。我对计算机安全领域的大佬知之甚少,自然也是不知道这位 Mike 的来头。只是当时觉得他特别友善,还经常来问我需不需要来看一眼我的稿子,或者讨论一下算法问题。





Mike Reiter,现为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计算机系教授


他也对 HotStuff 感兴趣,于是我们便有了三人的开会小组。再后来我才意识到,原来最早读的那篇于 1998 年发表的著名论文「拜占庭仲裁系统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正是 Dahlia 和Mike 在 AT&T; 实验室工作时期所合著的成果。那时的我还在幼儿园留着口水,咬着手指。





1998 年发表在学术期刊「分布式计算」上的论文「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相比 Dahlia,Mike 更像是那种深藏不露的扫地僧。他时常会在你作报告加速时打断,慢条斯理道:「恕我愚钝,但是我不理解你刚刚说的东西,你能再解释一遍吗?」而我逐渐察觉到他懂的其实远比看上去的多,总能在关键的地方提出非常好的问题。一旦他和 Dahlia 争论起来,我几乎无法插嘴,只好在一旁以崇敬的目光看着两位「神仙大战」。


犹物之生


Dahlia 提起了最初的论文稿其实投了 2018 年的 PODC 会议(分布式系统理论顶会),结果被拒。原因有二:审稿人觉得这论文写得太笼统,他们没能理解算法的具体过程,以及证明过于简陋;另一方面则是他们认为实用拜占庭容错算法(PBFT)的期刊版本已经在其中「暗示」了可能存在线性复杂度的换届(view change),所以论文号称的线性换届并不是新东西。

Dahlia 对第一点心服口服 —— 这也是让我不看原文重头写过的原因之一。但她对第二点不以为然,因为她去找来了那个期刊论文,所谓「暗示」并不可行。

就这一点,我们两人在一次讨论中对 PBFT 期刊版本的算法进行了剖析,最终得出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 PBFT 的换届做不到线性,也就是审稿人的说法有误;但坏消息是,Dahlia 的旧稿里面的算法并不符合标题所说的完全线性,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微妙之处。





就在这次和 Dahlia 对 PBFT 期刊版本的讨论中,我们得到了新的思路


实际上,为了保证响应度(responsiveness, 即在正常运行中不需要让每个共识等待最大的网络延迟,从而沦为「同步协议」),不得不变成平方复杂度;或者为了线性复杂度而放弃响应度。无论何种取舍,皆使我们的贡献度大幅缩水 —— 这朵乌云不幸地于周五飘在了头顶,在这沦为「incremental work」的阴霾下我们若有所思地开始了周末。


柳暗花明


山重水复后,我席间提到的一个思路给了 Dahlia 新的启发。于是,在那个周日的下午,当我还在家慵懒地用笔记本看新闻时,突然收到了一封她上千字的邮件。

果然,在我们的 HotStuff 体系中,尽管最初的算法跟 Tendermint 本质相仿(抛开我们更简洁优美不谈),但还有别的变种可以打破这种壁垒:在保证与 PBFT 类似响应度的同时,达到线性的消息复杂度下界,即理论最优。值得一提的是,前面提到的 Paxos (非拜占庭容错)同样也是线性复杂度。

主要思路就是那天讨论中我突发奇想提到的:「如果我们增加一个阶段呢?两个阶段的协议变三个阶段,但是好像我们可以用中间阶段维护的不变量(Invariant)来避免 Liveness 的问题,从而完全保证响应度。」

于是,便有了第三版的「尤物」,也是 Facebook 的LibraBFT所基于的那个。

尽管在最终发表的论文中,我被列为第一作者,但是这个算法的提出,与 Dahlia 和 Mike 等经验丰富学者的紧密协作及相互间激发出的灵感密切相关。我也很开心,能够在 VMware Research 短暂的暑假实习期间完成「尤物」的主体部分算法。

在实习结束之后的半年间,我们坚持不懈地完善理论和代码,并且也尝试向业界推广该成果。我们都对创造可以用于实际系统的协议充满热情,也都对理论和系统实践有着一定经验。Dahlia 显然比我拥有更多的经验和更深刻的认识,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令人感动的是,她对我的思考和每一个建议都认真加以考虑,并且也充分信任我的一些观点——这使得我凭借自己对系统和这个行业的理解能有所施展。

例如 Facebook 的 Libra 技术文档中反复提到的「起搏器」(Pacemaker),就是由我提出并取的名字。当时我看到 HotStuff 框架提供了一次从算法层面对共识安全(safety)和性能(Liveness) 进行解耦合(decouple)的机会,然后在第一次描述算法时就将保证系统安全的部分抽离出来,然后将与具体应用相关的 heuristics 部分分离成为一个「起搏器」,来拯救 Liveness。

这一点,毫无疑问,是谈论 HotStuff 无法避开的有趣话题。

我真心期待这个「尤物」,能够让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巨头,抑或是创业公司,能够真正构建实际的拜占庭容错系统。毫无疑问,Facebook 首先尝了鲜。

我们在 2018 年向他们推荐了「尤物」,而后如技术文档中所说,在考虑了市面上诸多其他算法后,他们作出了决定。

与此同时,我也向一些国内的创业公司宣传了算法。遗憾的是我跟国内大公司并没有机会接触,只听说他们在共识上栽了不少跟头。

讽刺的是,如今的市场上,极大一部分区块链公司并没有实现所谓的区块链,遑论拜占庭容错。残酷的现实就是,就算从 Google、Facebook 或是阿里、腾讯等公司抓出最优秀的程序员,其中能够熟练掌握 Paxos (CFT 容错非 BFT 容错) 、且知晓如何从头构建这样高效系统的人屈指可数。

但是我们不要感到灰心丧气,因为这反而是对国内产业的一个前所未有的,赶超世界最领先水平的机遇。除比特币和以太坊之外,一个合格的、成熟的新 BFT 容错系统尚未诞生,谁将摘取这个王冠 —— 更确切的是,哪些公司将弯道超车,这尚未可知。

我希望「尤物」能够抛砖引玉,为此铺平道路。


撰文:Ted Yin,康奈尔大学博士生,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系统架构师 查看全部
5d520684d4bfe34eecd18f19eba7db97.jpg

Ted Yin,HotStuff 论文第一作者, 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系统架构师。


    Facebook 公布了 Libra 白皮书和相关技术文档之后,链闻发现了 Libra 区块链将使用基于拜占庭容错共识的「LibraBFT」共识算法,而 LibraBFT 算法则是「HotStuff」的一个变种。之后,链闻又顺藤摸瓜,找到了「HotStuff」论文的第一作者、美国康奈尔大学(Cornell)大学在读博士生尹茂帆(Ted Yin),请他讲述了 HotStuff 的奥妙。

    Ted Yin 今年 25 岁,目前导师是著名计算机科学家 Emin Gün Sirer 教授和 Robbert van Renesse 教授。他同时也是市场颇为瞩目的区块链新项目 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系统架构师。2018 年暑期期间,他在 VMware Research 实习时提出了「HotStuff」协议中核心算法,并完成了相关论文。

    我们邀请 Ted Yin 撰文分享了他提出 「HotStuff」核心算法前前后后的经历。我们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记录下一个创新性算法被年轻华人研究者提出的背景,一个有可能推动区块链技术发展的基础性研究工作完成的来龙去脉。我们希望以此帮助读者更好了理解「HotStuff」,更可以激励区块链行业的研究者和开发者更好地建设。




一入系统深似海


没想到,HotStuff ,这个被我中文起名为「尤物」协议的科研成果,或多或少竟源自于我第一个「失败」的研究。请容我细细说来。2016 年,博士之旅伊始,我的导师 Emin Gün Sirer 教授便拿出几份论文让我细细研读。其中有:


    Paxos Made Moderately Complex;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Implementing Fault-Tolerant Services Using the State Machine Approach。



这些都是共识协议研究经典中的经典。更没想到的是,有一天,我竟有幸与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的两位作者合作完成了后来的尤物协议。

相较于人工智能(AI)的论文,计算机系统相关的研究论文篇幅都较长,一般有十来页。而共识协议算法的论文每一页的难度又令人望而却步。在理解了共识问题的基础以及经典算法以后,一次开会中,Gün 教授开始考我了。本来胸有成竹的我,被他连珠炮一般的问题问得说不出话来。

「看来你需要回去重新读一遍啦,Ted!」,他淡然一笑,「不必担心,本来这世界上没多少人懂 Paxos。」(链闻注:「Paxos」指 Paxos 算法,Paxos 算法是莱斯利·兰伯特(Leslie Lamport)在 1990 年提出的一种基于消息传递且具有高度容错特性的一致性算法,很多大型分布式系统都采用 Paxos 算法来解决分布式一致性问题,Paxos 算法被普遍认为难以理解,难以实现。)

我愧色满面,仓皇逃出了办公室。于是下决心要把其中逻辑理清,以至无懈可击。


「异步」难题


共识协议,或者推广至各种分布式系统的协议,是一类基于时态逻辑的算法描述,其难点在于「异步」(asynchrony)。

所谓异步,就是若干个相对独立逻辑可以同时执行,并且它们之间能够依据算法发生交互。这里的「异步」与异步协议中异步所指不同,更接近于并发(concurrency)的概念。

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无时无刻不进行这种「异步」的操作:我们不会干等一天别人的消息,也不会在整个项目所有的事情做完后才睡觉休息。我们往往是会「同时」处理若干个不同的事务,尽量不会因为一件事没有做完而被卡住不做后续的所有事情。

这种等待着一件事情完成再处理另一件事情的过程,就可以被称为「同步」;而把事情做一部分丢给别人,接着马上进行其他操作的过程中,则产生了「异步」。

正如生活中的多任务同时处理一样,带有异步 / 并发性质的算法设计充满了挑战。以Paxos算法为例,它是一种 对宕机有一定容忍度的冗余算法(Crash Fault Tolerance,下称 CFT)。用通俗的话讲,也就是我们希望有若干个机器去备份同一个系统状态。这个状态可以是用户的信息、银行的交易,或者平台上程序的执行序列。这种「备份」(replication) ,使得整个系统有一定的抗故障能力 —— 一台带状态副本的机器崩溃之后,我们仍然有别的机器可以使用。

Paxos 作为这类协议的代表已经在业界获得了广泛的使用,比如 Google 的Spanner 系统。毫不客气地说,云服务和大规模数据中心的崛起,重要原因之一就要归功于此。美国计算机科学家莱斯利·兰波特(Leslie Lamport)提出了 Paxos 算法,这成为让他在 2013 年获得图灵奖的重要原因之一 —— 当然,兰波特有太多的贡献了,包括后文会提到的拜占庭容错算法(BFT),这里就不一一展开了。

不过,像 Paxos 这类算法因为需要保证系统各个机器同时处于一致的状态,以便对外表现为一个不间断的服务,因而十分难以设计和理解。

当然,我的那个故事的结局是:重新来过,认真钻研,自信满满地再次接受也解答了 Gün 教授提出的若干个刁钻的问题,最终通过了他的考验。

「那么接下来我希望你思考一下能不能基于区块链的结构设计一个 CFT 算法,打败 Paxos。」Gün 教授说。

「好的。」我回答到。


虽万难吾往矣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花去了我整整第一年一个学期的时间。

现在回想,这个过程短暂又漫长,时而枯燥无味,但时而又充满惊奇。我曾经构想出了一些看似正确的算法,但仅仅过了一天,随即便发现无法证明,或者算法本身存在错误。直到在第一个暑假来临前,我向导师提交了一份关于这方面研究的报告。

在报告中我分析了尝试用链式结构打败 Paxos 的各种大方向。其中主要分为两种:


    一种路线是采取类似原中本聪共识中的概率模型,然后通过随机的等待时间来建立起一个可以收敛的共识链;
    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思路则是像 Paxos 那样,使用子集(Quorum)交来把 Paxos「编码」在链上。



在报告中,我给出了基于 Python 快速构建的 Raft (一种类似 Paxos 的协议)和第一种路线的性能对比,得出了不成功的结论。而 Gün 教授对另一个路线并不持乐观态度 —— 因为 Paxos/Raft 现在已经被优化得很快了,在这种只有宕机的容错场景(即 Crash Fault__Tolerance,CFT)下是不具备优势的。

我们决定放弃这个 CFT 相关的研究,我也转而有了一个新项目,也就是后来的Avalanche 协议。它是一种概率安全的拜占庭容错协议,这里暂不展开。

有趣的是,报告提到的两条路线中,第一个正好和早期的 DPoS 思路如初一辙。DPoS 是一个备受争议的协议,它在早期并不是拜占庭容错的,而且协议本身没有严格的证明或者性能的测试,主要使用它的 EOS 虚拟货币,也沦为了一个高度中心化的系统。而第二个路线,如果将问题的领域由宕机容错(CFT)变为拜占庭容错(BFT),Paxos 改换成 DLS/PBFT,则像极了后来的尤物协议(即 HotStuff) 。


一拍即合


17 年秋季学期即逝,我向 VMware Research 的首席研究员Dahlia Malkhi表达了实习的意向。

b73249195db02e813bb6d1735b52cc57.jpg

Dahlia 毕业于希伯来大学,曾在 AT &T; 研究室工作多年,后自 1999 年到 2007 年在希伯来大学计算机系执教,之后又曾担任微软研究院在硅谷 (MSR Silicon Valley) 的首席研究员,并在 2014 年 MSR 硅谷被微软解散后参与创立了云基础架构和移动商务解决方案厂商威睿 (VMware) 的研究机构 VMware Research,担任首席研究员。她在分布式系统稳定性和安全性领域研究颇深。


当年 12 月,在清华—康奈尔区块链研讨会期间,Dahlia 和 VMware Research 的高级研究员 Ittai Abraham 飞到深圳,短暂参会并作了学术报告。报告内容是关于 BFT 协议在区块链时代下的新研究课题。期间,他们宣布发现了 2007 年获得 SOSP 最佳论文的 Zyzzyva BFT 系统存在的正确性问题,借此说明 BFT 协议过于复杂和难以理解,以致在业界无数专家审稿的 10 年以后,仍然可能会发现算法层面的正确性 bug。

我们在她宣讲的当天吃了早饭,席间她简短地用了 30 分钟问了一些关于我目前科研的问题作为面试。

Dahlia 在业界以一针见血和才思敏捷著称,在挺过了她的一些关于 Avalanche 协议的一些尖锐问题后,她表达出了对我一开始那个「夭折」 CFT 项目的浓厚兴趣。在次年的远程交流中,她提到了一个在构想的 BFT 算法有些类似于我的项目,并且询问我当初放弃的原因。之后我们一拍即合,去 VMware Research 实习的事情也就这么定了下来。


太平洋的风


实习就这么开始了。从东岸的纽约飞到了西岸的加州。美好的湾区,全新的暑假。烈日下,太平洋的风时而拨弄着我手中的纸页,我则低头继续思考着「谁是坏人,谁是好人,谁又背叛了谁」的问题 —— 拜占庭容错。

fc66ea6bfee07a11c8572ac19b6de97f.jpg


Dahlia 告诉我说,一般世界各地的博士生来这里实习的头一周都不需要做什么,而是应该去尝试摸清自己的能力,以及寻找感兴趣的项目。彼时,她提到希望我能看一下他们于三月份撰写的文稿。

3d0163641297cb56c49dff53c4db87e6.jpg


我喜忧参半。「喜」是因为有明确的文稿可以阅读,「忧」则是这个预印稿是不是意味着算法已经设计完毕,而我能做的事所剩无几?

实际上,在「挣扎」着阅读了一周以后,我发现初稿中描述的算法很是模糊,正确性的证明也是一笔带过,其中两个核心引理都是一句话。于是,在商议后,我们做了一个后来觉得极为明智,但对我来说也十分挑战的决定:我不去看那篇预印稿,而是从一张白纸开始,凭着自己受到的启发,结合已有的积累,用我的符号系统来重新描述算法,并且尝试给出严格的证明。

整个过程大概又花费了将近一周,最后我将重写的几页稿子交给了 Dahlia。令我欣喜的是,得到的反馈非常鼓舞人心。Dahlia 说我自己重头设计的算法在本质上和她当初的构想大体相似。

但是不久她就发现了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我的协议里面需要的假设比原本的预印稿的要更少。

我的解释是,原稿里面维护的变量和隐含条件过多,而且有的好像也不是必要。我相信「简单即是优美」的原则,于是去掉了一些觉得冗余的不变量。

瞬间,Dahlia 变得严肃认真了起来,直截了当地说,「不,这个简化会直接破坏协议的正确性」。

好在我已早有准备,向她解释了这个「重要」条件其实是不必要的。但是她依然坚持。

讨论变得逐渐激烈,于是我壮了胆,带着十足底气的口吻「挑战」道:「If so, could you please show me a counterexample? (如果真是这样,你能给我构造一个反例吗?)」她立即开始在眼前的白板上写写画画,我全神贯注,准备迎接对我思维以及口语表达的挑战。

在她数次尝试失败之后,我再次耐心地解释了一遍无需那个条件的原因。我说,听上去确实挺反直觉的,我一开始也觉得困惑,但是后来发现证明正确性并不需要它。最后,她将马克笔缓缓放下,笑着长出了一口气说,「目前我想不到反对的理由。Ted,你赢了。哈哈。」

证明不是一笔挥就的。我一开始自鸣得意的证明很快就被 Dahlia 发现了一个致命问题:有一个条件从来没有用过。和之前我们所争论的冗余条件不同,我们都意识到这是一个极为关键的条件,奈何找遍了整个证明都没有!

这种感觉就像是修好一个机器后发现手头多了一些零件,又或是做完手术发现金属盘里多出了一些器官一般。所幸的是,很快我们发现了其中一句话其实暗含了条件,但欣慰之余又感叹就算是专业人士,做这种 BFT 协议也是十分棘手。

随后,我们计划将旧稿替换成现在重写的新稿。


高手过招


Dahlia 一直是我最敬重的学者之一,因为她平易近人,跟年轻人打成一片,而在讨论学术问题时又有着渊博的知识储备和学者的严肃威严,讨论细致入微,不让毫厘。

老实说,在讨论中,大多数时候还是她取得了「胜利」。跟高手「过招」,我不得不叹服她思维的深度、广度和速度。这也是跟她合作的乐趣:就像是一场赛车比赛,稍一不留神,她就在弯道直接超车,一骑绝尘了;或是在你飞速狂奔而不知其所往时将其横刀拦下,使之冷静下来解释清楚。

不久,坐在旁桌的Mike Reiter也加入了我们的讨论。我对计算机安全领域的大佬知之甚少,自然也是不知道这位 Mike 的来头。只是当时觉得他特别友善,还经常来问我需不需要来看一眼我的稿子,或者讨论一下算法问题。

8cd11ae426f2166434ea326aa07a8f49.jpg

Mike Reiter,现为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计算机系教授


他也对 HotStuff 感兴趣,于是我们便有了三人的开会小组。再后来我才意识到,原来最早读的那篇于 1998 年发表的著名论文「拜占庭仲裁系统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正是 Dahlia 和Mike 在 AT&T; 实验室工作时期所合著的成果。那时的我还在幼儿园留着口水,咬着手指。

9885055aee2fcaf2c2d3466867a841ed.jpg

1998 年发表在学术期刊「分布式计算」上的论文「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相比 Dahlia,Mike 更像是那种深藏不露的扫地僧。他时常会在你作报告加速时打断,慢条斯理道:「恕我愚钝,但是我不理解你刚刚说的东西,你能再解释一遍吗?」而我逐渐察觉到他懂的其实远比看上去的多,总能在关键的地方提出非常好的问题。一旦他和 Dahlia 争论起来,我几乎无法插嘴,只好在一旁以崇敬的目光看着两位「神仙大战」。


犹物之生


Dahlia 提起了最初的论文稿其实投了 2018 年的 PODC 会议(分布式系统理论顶会),结果被拒。原因有二:审稿人觉得这论文写得太笼统,他们没能理解算法的具体过程,以及证明过于简陋;另一方面则是他们认为实用拜占庭容错算法(PBFT)的期刊版本已经在其中「暗示」了可能存在线性复杂度的换届(view change),所以论文号称的线性换届并不是新东西。

Dahlia 对第一点心服口服 —— 这也是让我不看原文重头写过的原因之一。但她对第二点不以为然,因为她去找来了那个期刊论文,所谓「暗示」并不可行。

就这一点,我们两人在一次讨论中对 PBFT 期刊版本的算法进行了剖析,最终得出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 PBFT 的换届做不到线性,也就是审稿人的说法有误;但坏消息是,Dahlia 的旧稿里面的算法并不符合标题所说的完全线性,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微妙之处。

e5c52bc1871a35eb580dc5ef98f51f37.jpg

就在这次和 Dahlia 对 PBFT 期刊版本的讨论中,我们得到了新的思路


实际上,为了保证响应度(responsiveness, 即在正常运行中不需要让每个共识等待最大的网络延迟,从而沦为「同步协议」),不得不变成平方复杂度;或者为了线性复杂度而放弃响应度。无论何种取舍,皆使我们的贡献度大幅缩水 —— 这朵乌云不幸地于周五飘在了头顶,在这沦为「incremental work」的阴霾下我们若有所思地开始了周末。


柳暗花明


山重水复后,我席间提到的一个思路给了 Dahlia 新的启发。于是,在那个周日的下午,当我还在家慵懒地用笔记本看新闻时,突然收到了一封她上千字的邮件。

果然,在我们的 HotStuff 体系中,尽管最初的算法跟 Tendermint 本质相仿(抛开我们更简洁优美不谈),但还有别的变种可以打破这种壁垒:在保证与 PBFT 类似响应度的同时,达到线性的消息复杂度下界,即理论最优。值得一提的是,前面提到的 Paxos (非拜占庭容错)同样也是线性复杂度。

主要思路就是那天讨论中我突发奇想提到的:「如果我们增加一个阶段呢?两个阶段的协议变三个阶段,但是好像我们可以用中间阶段维护的不变量(Invariant)来避免 Liveness 的问题,从而完全保证响应度。」

于是,便有了第三版的「尤物」,也是 Facebook 的LibraBFT所基于的那个。

尽管在最终发表的论文中,我被列为第一作者,但是这个算法的提出,与 Dahlia 和 Mike 等经验丰富学者的紧密协作及相互间激发出的灵感密切相关。我也很开心,能够在 VMware Research 短暂的暑假实习期间完成「尤物」的主体部分算法。

在实习结束之后的半年间,我们坚持不懈地完善理论和代码,并且也尝试向业界推广该成果。我们都对创造可以用于实际系统的协议充满热情,也都对理论和系统实践有着一定经验。Dahlia 显然比我拥有更多的经验和更深刻的认识,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令人感动的是,她对我的思考和每一个建议都认真加以考虑,并且也充分信任我的一些观点——这使得我凭借自己对系统和这个行业的理解能有所施展。

例如 Facebook 的 Libra 技术文档中反复提到的「起搏器」(Pacemaker),就是由我提出并取的名字。当时我看到 HotStuff 框架提供了一次从算法层面对共识安全(safety)和性能(Liveness) 进行解耦合(decouple)的机会,然后在第一次描述算法时就将保证系统安全的部分抽离出来,然后将与具体应用相关的 heuristics 部分分离成为一个「起搏器」,来拯救 Liveness。

这一点,毫无疑问,是谈论 HotStuff 无法避开的有趣话题。

我真心期待这个「尤物」,能够让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巨头,抑或是创业公司,能够真正构建实际的拜占庭容错系统。毫无疑问,Facebook 首先尝了鲜。

我们在 2018 年向他们推荐了「尤物」,而后如技术文档中所说,在考虑了市面上诸多其他算法后,他们作出了决定。

与此同时,我也向一些国内的创业公司宣传了算法。遗憾的是我跟国内大公司并没有机会接触,只听说他们在共识上栽了不少跟头。

讽刺的是,如今的市场上,极大一部分区块链公司并没有实现所谓的区块链,遑论拜占庭容错。残酷的现实就是,就算从 Google、Facebook 或是阿里、腾讯等公司抓出最优秀的程序员,其中能够熟练掌握 Paxos (CFT 容错非 BFT 容错) 、且知晓如何从头构建这样高效系统的人屈指可数。

但是我们不要感到灰心丧气,因为这反而是对国内产业的一个前所未有的,赶超世界最领先水平的机遇。除比特币和以太坊之外,一个合格的、成熟的新 BFT 容错系统尚未诞生,谁将摘取这个王冠 —— 更确切的是,哪些公司将弯道超车,这尚未可知。

我希望「尤物」能够抛砖引玉,为此铺平道路。


撰文:Ted Yin,康奈尔大学博士生,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系统架构师

深度 | Q币17年浮沉史,对Facebook发币有什么启示?

特写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3 11:34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不就是Q币吗?”在Facebook的Libra推出当天,就有网友这样调侃。

但除了吃瓜群众的调侃之言,几乎没有人会真的把libra等同于Q币。毕竟相对于中国网友耳熟能详的Q币,libra从各个方面看着都要高大上许多:“对标法币的稳定币”、“合作门槛极高”、“无国界货币”、“普惠金融基础”、“为世界而生”,这似乎完全不是吃瓜群众常用来买QQ秀的Q币所能类比的。

可被大家所遗忘的是,曾几何时,Q币也被网友们作为结算工具,在虚拟世界里流通,甚至隐隐有成为虚拟“一般等价物”之势。腾讯作为Q币的发行者,也几乎成了虚拟世界的“央行”。

彼时,Q币在国内掀起的舆论风暴、监管争论,一点也不比现在Libra引起的风波小。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同为“虚拟货币”,Q币自诞生、发展到辉煌,再到现在回归本源,这波澜壮阔的旅程,也许能为Libra的改变世界之路带来一丝启示。

 
出鞘


时光回溯到2000年4月,这一个月,狂飙近两年的纳斯达克指数突然毫无征兆地暴跌,之后短短几个月,市场就蒸发8.3万亿美元。

彼时,腾讯虽然还未上市,但也被泡沫裹挟。最惨的时候,账面上只剩1万人民币。但幸运的是,腾讯在股灾前一刻从IDG与盈科手中拿到了救命钱,惊险地赢得喘息时间。

这是互联网创业者们最黑暗最冰冷的时刻,泡沫破灭,哀鸿遍野。幸存的互联网公司们在焦头烂额寻找新的方向和新的盈利方式。

机会留给了幸存者。

“移动梦网”成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根救命稻草。这项由中国移动推出的短信增值业务,腾讯凭借“移动QQ”成为最大受益者,不仅实现了第一次单月盈亏平衡,而且不到一年实现净利润超过1000万。

“网游”算是半根救命稻草。之所以在当时只能算“半根”,是因为互联网上一个致命的问题没有解决——支付。

比如,中国最早的棋牌休闲网络游戏“联众游戏”,一年多时间注册用户2000多万,月活用户300万。虽然用户数量突飞猛进,但却找不到适合游戏玩家们的付费方式。

据《腾讯传》描述,中国与美国互联网产业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金融信用体系的缺失,“长期以来,如何建立自己自己的支付体系困扰着所有的经营者”。

网上支付问题同样让腾讯焦头烂额。因为腾讯在QQ收费上的一系列试验全部扑街:广告、会员制、企业服务反响寥寥;QQ号码注册收费让腾讯陷入第一次舆论风波。

马化腾将这些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支付方式的缺失:“当时的中国青年消费者几乎没有人拥有信用卡,他们必须要跑到邮局去汇款,很少有网友乐意为了每月10元往邮局跑的。”

这是腾讯当年最大的尴尬:手握1亿用户,但QQ却像“饿死鬼投胎”,融的钱、赚的钱全砸在QQ上,但却依然找不到直接盈利的办法。

转机,在一家叫“九城”的游戏公司中萌芽。

九城创始人朱骏提出了一种收费模式 “游戏币”。他们与上海电信发行联名卡,100元上网卡中含15元的“九城游戏币”。

朱骏还发明了“九城点数”,玩家可以用联名卡里的“游戏币”购买“点数”,然后可以玩一款付费游戏,或者在其他游戏中押注。

“九城游戏币”、“九城点数”,这应该是国内最早的公司发行的专属虚拟货币。

凭借专属的虚拟货币和一部分上网费用分成,2001年7月,九城月收入达到200万元,300万注册用户中付费用户高达10万人。

“虚拟货币”模式开始在网上复制,2002年,腾讯发行了自己的专属虚拟货币“Q币”。

实际上,关于“Q币名字”,还有一段历史。

据《站长之家》报道,为了给腾讯自己的支付代码起一个“吉利”的名字,当时腾讯员工冥思苦想了几个晚上,在Q元、Q币、Q宝等名字中犹豫不决。

最终拍板“Q币”,是因为觉得“用户容易理解”。

Q币规则非常简单:一元人民币可以购买一Q币,付费用户通过等值面额卡的卡号、密码“充值”,充值的Q币和QQ账号绑定。

“有了自己的虚拟货币,也许情况会好一些。”马化腾认为。

 
求生


可有了Q币的支撑,腾讯情况真的只是“好一些”。

一开始,Q币是“食之无味的鸡肋”——因为没有好的使用场景。

拿当年腾讯的付费试验之一“QQ会员业务”为例,以现在的眼光再看当时的付费业务,其实也算鸡肋,比如网络收藏夹、好友列表保存、“靓号”等。

结果,QQ会员,一个月只有几百个用户愿意加入,每个月收入只有两三万,半年内只有3000个会员。而使用Q币支付的,更是寥寥无几。

付费场景没有打开,Q币也被冷藏。直到一款革命性的收费产品的横空出世,Q币才第一次展现出魅力。

2003年1月24日,QQ秀上线。现在我们看起来司空见惯的虚拟形象,将成为未来腾讯帝国的第一块基石。






当时,针对QQ秀产品,腾讯内部还有专门的项目计划书——阿凡达。

“阿凡达”实际上是韩国sayclub.com社区网站开发功能,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更换虚拟形象,比如发型、表情、服饰和场景,这些虚拟商品,需要付费购买。

按照这个思路,腾讯进行了新的付费尝试。为了推广QQ秀,腾讯先给每个QQ会员赠送价值10元的Q币,使他们成为QQ秀的种子用户。

结果,QQ秀受欢迎程度出乎意料。在QQ秀上线半年后,有500万人购买了这项服务,平均花费5元,2003年,QQ秀产生的收入,达到当时短信移动QQ的1/8。

这些价格在5毛到1元的虚拟物品,让腾讯在移动梦网之外找到了新的互联网增值业务,而且是一个由腾讯全面主导的、有巨大想象空间的业务。

“网络也是一个世界,一个我们可以实现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世界”,腾讯阿凡达项目计划书上有这样一句话。如果说QQ秀为“梦想世界”提供可能,那么Q币就链接了腾讯的梦想世界。

在QQ会员、QQ秀之后,腾讯接连推出了QQ空间、QQ游戏、红钻贵族等钻石体系,组成了一个独立的、闭环式运转的QQ世界。

Q币,是这个世界的唯一支付方式。

看到这里,我们再对比Facebook推出Libra的愿景,透过“为世界而生”、“普惠金融的基础”、“无国界的货币”这些高大上的描述,我们可以发现二者的惊人相似点:

Q币和Libra,一个为真实世界接入了虚拟世界,一个在虚拟世界链接了真实世界;

双方都脱胎于金融体系缺失,前者为了解决网络支付的可能,后者为了解决跨国结算的困难。

但是单纯的工具并不够,没有足够数量使用者的工具不足以生存并发展。

而要真正落地,还需要具体的大众接受的使用场景,这点Q币依靠QQ秀产生了突破,那么Libra的场景在哪里?

Libra官方的期望是合作机构优先在自己的场景内应用,最优先的场景是跨境支付。但考虑政治、利益、成本等诸多现实因素,可能还是先在Fackbook内部寻找突破场景更为快速便捷。

那如果有了场景,Libra是不是接下来一切就是康庄大道了呢?

再让我们回归Q币的旅程,去寻找答案——

 
发展


80后、90后应该还会有这样的记忆——打电话用话费充值Q币,在网吧、书报亭买Q币的点卡。

事实上,在线上推出一系列Q币消费场景后,2003年,腾讯开始搭建一套完整的Q币销售体系。总的来说,线上线下,三条渠道:

1 和电信旗下的声讯台合作,签订代销Q币协议,用户拨打16885885便可以购买Q币,所得收入,腾讯与声讯台五五分成。这个模式从杭州开启,迅速被复制到全国300多个声讯台。

2 与网吧建立了Q币销售的渠道,腾讯短时间内拓展了1万多家网吧。

3 自有的在线支付系统。

“对于腾讯来说,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制度系统是战略性的成功,这也是中美两国社区型网站在盈利模式上分道扬镳的标志性时间。”《腾讯传》这样评价。

有了消费场景和销售渠道,腾讯的财报变的越来越亮眼:

2003年底,在红钻推出后,腾讯每月虚拟道具的收入突破千万。

2004年6月,腾讯在港交所主板正式挂牌。

2005年, 腾讯总收入14.264亿元,互联网增值服务(主要是Q币)收入占7.867亿元。






到了2006年,仅第一季度,腾讯的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人民币4.365亿元,并且即时通讯QQ注册人数已经达到5.315亿。

在这个财报发出来后,腾讯在媒体上有了“帝国”的称呼——虚拟世界里的中央帝国。

如果说腾讯是帝国,那么Q币就是这个帝国唯一货币。随着腾讯业务扩大,QQ用户暴增,Q币的辐射范围也越来越大。

事实上,当时虚拟货币已经有了完整的产业链。据《站长之家报道》,网络游戏点卡、销售渠道、代理经营商已经快速发展起来,“一时间,各种各样的网络游戏充值卡铺满了大大小小的软件店、网吧和书报亭” 。

当时,市面流通的网络虚拟货币不下10种,如Q币、泡币、U币、百度币、酷币、魔兽币、天堂币、盛大点券等。

但只有腾讯的“Q币”,跳脱了自身体系,被网民广泛接受,甚至被质疑是“一般等价物”而受到监管点名关注。

 
扩散


在2003~2006年腾讯高速发展时期,Q币开始逐步跳出了腾讯生态外。

Q币先是在网上虚拟世界流通:

中小型论坛给版主的工资就是Q币;

《传奇》游戏玩家们用Q币买卖道具;

媒体“成都网友王先生”的赚钱之道,一个月仅靠卖Q币就能赚近4000元。

紧接着,专业的Q币交易场所出现:

专门的“打金”工作室、对话平台出现,Q币成为各个游戏道具、论坛积分交换中介;

据《京华时报》2006年调查,在淘宝网上,出售Q币的店铺多达8000余个,遍布国内各个省市;2006年的超女总决赛中,粉丝购买虚拟货币Q币投票,淘宝网一天Q币的交易额就超过50万 。

最后,Q币交易蔓延到线下:

当时,已经有网友成功用Q币换电脑配件,1000Q币?换到了一个硬盘盒,这可比比特币换披萨划算得多;

专业的打金工作室得到Q币后,再将Q币出售给当地网吧的玩家,转化为人民币。

到2005年,“Q币交易”已经成为完整的产业化体系。从人民币到Q币再到人民币,Q币在地下悄悄流通,成为网上虚拟世界的“等价物”。






事实上,Q币并不是完美的“交易中介”,它有很多缺陷,但全被网友一一克服:

首先,腾讯Q币和和QQ账号绑定,官方无法转账,那么交易双方要如何“转账”?

交易者先把Q币转化为QQ公司游戏中的“游戏币”,再把游戏币“输给”另外一个账号,然后把游戏币转化为Q币。

据《京华时报》报道,“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Q币完成完美转移,第一个转账问题解决。

其次,腾讯没有开通双向兑付,这意味着,在腾讯体系里,Q币不能再换成人民币。

但腾讯没有,其他中介平台可以——专门的第三方平台出现,主业就是将Q币兑换成人民币。

更有意思的,网友给腾讯Q币定价——官方的1块太贵,6毛左右比较合适。需求高的时候,涨价8毛,囤多了就跌到4毛。

“其实现在买卖Q币的,大部分都不是为了享受QQ提供的服务”, Q币脱离了腾讯体系,Q币逐渐成为网络“等价物”。

这一切超脱了腾讯预料。

实际上,从某种程度而言,Q币在底下流通,腾讯是受害者。

因为Q币的货源,大部分来源于“QQ黑客”,他们用专业工具盗取QQ账户获得Q币再低价出售。

时任公关部助理总经理宋旸称,网上贩卖的Q币来源基本上是通过盗号的方式获得,腾讯公司坚决抵制和打击这种行为。

除此之外,Q币也不是完美的货币,它依然存在信任问题。

如果是重要游戏道具、大额交易,网友们还是会选择同城交易;异地的虚拟网上交易依旧存在风险。

事实上,当时已经存在“信任的担保网站”,双方把装备和Q币都给这个网站,然后再由机构转发。但这种方式,一是要收取一定手续费,二是担保网站本身信用存疑。

但对于一些小额的网络商品,Q币已经能满足交易双方需求。

还有一个问题,是腾讯对“地下交易”的态度,一旦被腾讯发现,就会被没收Q币或者封号。

但这依旧挡不住网友的使用热情。

“用Q币的人多,腾讯公司信誉不错,大家都放心用Q币进行交换。”一名Q币店铺老板称。

时任深圳脑库经济学专家郑磊曾对媒体表示,据不完全统计,当时Q币使用者超过两亿人。业内人士估计,当时国内互联网已具备每年几十亿元的虚拟货币市场规模,并以15%~20%的速度成长。

而经济学家早就指出,只要人们信任虚拟货币的发行机构,这种货币就能像真实货币一样发挥效用,成为“一般等价物”。

“Q币只是方便用户使用增值服务的一种渠道,它是个商品,只能在腾讯这个特定环境下才有价值,离开腾讯,它就不具有交换的功能。”

“Q币是一种统计代码,并非一种货币,并未在QQ之外领域流通。”

腾讯多次强调这些观点。

但经过几年发展后,Q币完全跳出了腾讯体系,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虚拟世界的“一般的等价物”,这个结果腾讯自己也未必预料到。

可以看到,Q币的登顶之路,依赖于快速扩展的发行渠道、丰富多彩的使用场景,当量变引起质变,在较大范围内,建立受众的信用共识。

而Libra的发展也必将类似,除了找到适合的场景外,还需要场景和渠道能够快速扩张、触达足够的普通人并依靠场景锁定客户带来一般性共识,这才是达成Libra愿景的关键一步。

这一步已经千难万难,可还不是成功的彼岸,在这之后,如同Q币一样,Libra也必须与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正面角力,那就是——监管。

 
激辩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既然成为了事实上的“一般等价物”,自然逃不脱监管与舆论的关注,Q币也不例外。

在2005、2006年,已经有零星的声音,在讨论Q币在网上使用“泛滥”问题,但真正揭开舆论风暴的,是一篇文章。

2006年第7期的《法制与新闻》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作者是时任江西科技师范学院法学院客座教授杨涛,他在文章中讨论了网络上四个“怪象”:虚拟财产、虚拟货币、虚拟人、网婚。

Q币是这篇文章的第二部分“虚拟货币”的重点讨论对象:

杨涛认为,现在Q币已经超出腾讯公司提供的服务范围,正在逐步成为网上的一种交易工具。

“在虚拟的世界中,有足够多的人认可某种‘货币’的价值,该货币就完全可能成为物质交换的替代单位,现在QQ使用人数有数千万,已经具有这个认同的基础。”

“如果虚拟货币充当了货币的功能,而这种虚拟货币充又是由商家随意发行,其总量也不受到限制,必然会对我国的金融秩序产生冲击。”

“Q币将冲击我国金融秩序、冲击人民币体系”,这个观点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Q币从一个公司的产品,被形容成威胁央行威胁金融稳定的“危险份子”。

当时,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门户网站,甚至境外媒体都在讨论Q币是否是虚拟货币,是否已经具备了货币属性。网易还推出了调查投票,最终有一半以上的投票网友,认为“Q币冲击人民币”。

烈火烹油之际,杨涛又发表了第二篇文章,给央行的《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这篇文章中,杨涛承认,Q币目前只是具备了“货币”的某些属性,根本还不能与人民币相提并论,其要成为所谓的“货币”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虽然不具备回兑功能是Q币具备“货币”功能的一大障碍,但是,杨涛表示,并不能由此绝对说Q币不能形成一般等价物属性,不会具备“货币”的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和价值贮藏手段的功能。

“因为,‘货币’只要在市场被认可,能用其来进行交易,不需要回兑功能也可能成为一般等价物。”

杨涛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Q币继续按照现有的发展趋势,则有可能形成‘冲击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






舆论再一次被点燃,围绕“Q币是不是货币”话题,知名学者、专家展开论战。

一方,支持杨涛言论,认为Q币已经具备货币属性。

互联网评论家顺风认为,货币具备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和世界货币的五大职能,而Q币已在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四个方面部分具备了货币功能,其一般等价物属性正在加强,Q币的确已开始出现新的货币形态的“萌芽”。

一方则认为,Q币只是商品,冲击人民币体系纯属危言耸听。

律师于国富坚持认为,Q币并不是电子货币,“市面上的人民币绝对不会因为有多少人买了Q币就会多印刷,网络货币的发行是以人们的购买量为基础的,跟国家金融体系毫无关系”。

更现实的观点是,腾讯不可能开通Q币与人民币的双向兑换,否则会面临巨大风险:一是自身的资金链断裂;二是遭遇恶性挤兑。“任何商业公司都不会去冒这个风险,只为出一个成为“虚拟央行”的风头。”互联网实验室梁春晓分析。

一方从理论角度剖析,认为Q币不是货币;一方在说趋势,“Q币”在短时间内获得网友认可,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是否会成为网络世界唯一货币?

双方争论不休,央行也出面表态:已经开始关注虚拟货币话题,并且正在认真研究之中;包括虚拟货币在内的电子货币将成为继电子支付后又一个监管重点。

“说到Q币已冲击人民币,我个人判断还没有到这么严重的程度。” 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李超表示,“ 如果说有通过虚拟货币的渠道进行洗钱犯罪的话,这是人民银行需要高度关注的问题和打击的一个方面”

讨论最激烈的时候,甚至有专家呼吁建立中国“网上布雷顿森林体系”:将虚拟货币和人民币挂钩,人民币再和金属货币挂钩,保证虚拟货币发行在公司能力控制范围内,完善虚拟货币回收环节,开放官方回收虚拟货币渠道。

如果当时这一步迈出去,Q币也会成为事实上的“稳定币”。

而旋涡中的腾讯则还是坚持一贯的态度:从未想过发行“货币”,公司也不认为Q币会成为虚拟货币;Q币只是服务于腾讯体系内,在体系外毫无价值。

但腾讯却一直没有公布自己发了多少Q币,并且表示,不反对用户私下交流Q币。

最终,监管在2007年2月到来:中国14家部委以及央行联合发起了针对虚拟货币交易行为的专项打击行动。

通知说,将“加强对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货币的规范和管理,防范虚拟货币冲击现实经济和金融秩序”;“政府将禁止倒卖虚拟货币,并要求经营企业严格区分虚拟交易和电子商务的实物交易”。

几个月后,在腾讯公布第一季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有分析师问:“针对Q币的监管政策产生了什么直接影响?”

“没有影响。”腾讯总裁刘炽平回答,“去年底关于Q币是虚拟货币的传言毫无道理。”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腾讯调整了Q币设计:下调了用户间转让Q币的数量,关闭了将游戏积分转成Q币的渠道,减少Q币在市场上的流通量。

 
回归


之后Q币的故事,可能不会让加密货币信徒们满意: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崛起,监管集中在了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崛起,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

网上购买、消费,再也不是问题,也不再需要Q币。

Q币也慢慢回到最初的模样,只存在于腾讯生态中。

而Q币再次回到监管口中,是在2013年,作为互联网虚拟货币与比特币并列。

2013年第七届中国银行家高峰论坛上,时任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灵发表了主题演讲《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银行创新》 ,其中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中央银行要严格地监管银行是因为它能够创造货币。现在互联网上有互联网上的货币,比如说Q币、还有现在的比特币等等,互联网也在创造货币。

    凡是能够创造货币的,如果能够对社会公众产生比较大的影响的,监管当局应该对它进行监管。

    全球进入到了信用货币时代,全球主要靠一个主权国家的货币在进行交易,美联储的一举一动能够影响牵动全球的金融市场。货币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因而对货币视而不见、不管是不可能的。只不过现在在虚拟网络上所出现的货币的交易量有限,现在为止监管当局还没有直接监管,但是迟早这个问题会提上日程上来。


时光荏苒,在后来的数字货币关注者眼中,Q币已经“泯然众人矣”,用Q币支付项目尾款的段子,已经被大家当成了笑谈。

可谁又会想过,这个段子曾经是那么真实,甚至差点成为你我的日常?

而这会儿再看马化腾对于Libra的评论,“技术都很成熟,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已然是别样风味。

“只不过那时没有区块链技术。”有区块链从业者向31QU感慨。

 
未来


相对于Q币,Libra无论从愿景、实力、技术等上看,都要大出许多;可相应的,困难也会成倍增长。

无论是切实的落地场景,还是快速扩展的可能,这些本身都已经是数字货币急需解决的难点。

也不同于Q币兴起时,电子支付领域还几乎是空白,Libra现在面对的,是法币电子支付领域成熟的产品筑的壁垒。

虽然Libra的战略是面向弱国替代主权货币,可是第三世界国家孱弱的电子支付基础设施,也会成为Libra的难题。

更何况,在这一切都解决后,Libra还会直面监管的压力,“货币无国界”,但“无国界货币”的组织和成员可都是有国籍的。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数字货币引领的一场变革就要到来。G20峰会上,关注“数字货币、加密资产”已然成为一个热点话题。

从“铱星计划”到马斯克的“全球Starlink”,从Q币到Libra,技术一直在变,可人类的梦想却始终不变。

马云评价QQ和Q币时曾说,“QQ的确有点可怕,他的攻击总是悄悄的。”

悄悄的,数字货币的变革也早已开启。



部分参考资料:

1 《腾讯传》 吴晓波著

2 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

3 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4 Q币引发大讨论 央行拟明年监管虚拟货币

5 网民地下交易买卖Q币引发央行关注

6 Q币被盗走向谁喊冤 可买实物监管却成空白

7 三方激辩Q币民间交易

8 腾讯Q币真的会扰乱国家金融秩序?

9 刘炽平:针对Q币的炒作对腾讯没任何影响

10 全国人大常委吴晓灵称比特币应纳入监管


文 :31QU 墨菲 查看全部
tencent-qq.jpg

“这不就是Q币吗?”在Facebook的Libra推出当天,就有网友这样调侃。

但除了吃瓜群众的调侃之言,几乎没有人会真的把libra等同于Q币。毕竟相对于中国网友耳熟能详的Q币,libra从各个方面看着都要高大上许多:“对标法币的稳定币”、“合作门槛极高”、“无国界货币”、“普惠金融基础”、“为世界而生”,这似乎完全不是吃瓜群众常用来买QQ秀的Q币所能类比的。

可被大家所遗忘的是,曾几何时,Q币也被网友们作为结算工具,在虚拟世界里流通,甚至隐隐有成为虚拟“一般等价物”之势。腾讯作为Q币的发行者,也几乎成了虚拟世界的“央行”。

彼时,Q币在国内掀起的舆论风暴、监管争论,一点也不比现在Libra引起的风波小。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同为“虚拟货币”,Q币自诞生、发展到辉煌,再到现在回归本源,这波澜壮阔的旅程,也许能为Libra的改变世界之路带来一丝启示。

 
出鞘


时光回溯到2000年4月,这一个月,狂飙近两年的纳斯达克指数突然毫无征兆地暴跌,之后短短几个月,市场就蒸发8.3万亿美元。

彼时,腾讯虽然还未上市,但也被泡沫裹挟。最惨的时候,账面上只剩1万人民币。但幸运的是,腾讯在股灾前一刻从IDG与盈科手中拿到了救命钱,惊险地赢得喘息时间。

这是互联网创业者们最黑暗最冰冷的时刻,泡沫破灭,哀鸿遍野。幸存的互联网公司们在焦头烂额寻找新的方向和新的盈利方式。

机会留给了幸存者。

“移动梦网”成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根救命稻草。这项由中国移动推出的短信增值业务,腾讯凭借“移动QQ”成为最大受益者,不仅实现了第一次单月盈亏平衡,而且不到一年实现净利润超过1000万。

“网游”算是半根救命稻草。之所以在当时只能算“半根”,是因为互联网上一个致命的问题没有解决——支付。

比如,中国最早的棋牌休闲网络游戏“联众游戏”,一年多时间注册用户2000多万,月活用户300万。虽然用户数量突飞猛进,但却找不到适合游戏玩家们的付费方式。

据《腾讯传》描述,中国与美国互联网产业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金融信用体系的缺失,“长期以来,如何建立自己自己的支付体系困扰着所有的经营者”。

网上支付问题同样让腾讯焦头烂额。因为腾讯在QQ收费上的一系列试验全部扑街:广告、会员制、企业服务反响寥寥;QQ号码注册收费让腾讯陷入第一次舆论风波。

马化腾将这些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支付方式的缺失:“当时的中国青年消费者几乎没有人拥有信用卡,他们必须要跑到邮局去汇款,很少有网友乐意为了每月10元往邮局跑的。”

这是腾讯当年最大的尴尬:手握1亿用户,但QQ却像“饿死鬼投胎”,融的钱、赚的钱全砸在QQ上,但却依然找不到直接盈利的办法。

转机,在一家叫“九城”的游戏公司中萌芽。

九城创始人朱骏提出了一种收费模式 “游戏币”。他们与上海电信发行联名卡,100元上网卡中含15元的“九城游戏币”。

朱骏还发明了“九城点数”,玩家可以用联名卡里的“游戏币”购买“点数”,然后可以玩一款付费游戏,或者在其他游戏中押注。

“九城游戏币”、“九城点数”,这应该是国内最早的公司发行的专属虚拟货币。

凭借专属的虚拟货币和一部分上网费用分成,2001年7月,九城月收入达到200万元,300万注册用户中付费用户高达10万人。

“虚拟货币”模式开始在网上复制,2002年,腾讯发行了自己的专属虚拟货币“Q币”。

实际上,关于“Q币名字”,还有一段历史。

据《站长之家》报道,为了给腾讯自己的支付代码起一个“吉利”的名字,当时腾讯员工冥思苦想了几个晚上,在Q元、Q币、Q宝等名字中犹豫不决。

最终拍板“Q币”,是因为觉得“用户容易理解”。

Q币规则非常简单:一元人民币可以购买一Q币,付费用户通过等值面额卡的卡号、密码“充值”,充值的Q币和QQ账号绑定。

“有了自己的虚拟货币,也许情况会好一些。”马化腾认为。

 
求生


可有了Q币的支撑,腾讯情况真的只是“好一些”。

一开始,Q币是“食之无味的鸡肋”——因为没有好的使用场景。

拿当年腾讯的付费试验之一“QQ会员业务”为例,以现在的眼光再看当时的付费业务,其实也算鸡肋,比如网络收藏夹、好友列表保存、“靓号”等。

结果,QQ会员,一个月只有几百个用户愿意加入,每个月收入只有两三万,半年内只有3000个会员。而使用Q币支付的,更是寥寥无几。

付费场景没有打开,Q币也被冷藏。直到一款革命性的收费产品的横空出世,Q币才第一次展现出魅力。

2003年1月24日,QQ秀上线。现在我们看起来司空见惯的虚拟形象,将成为未来腾讯帝国的第一块基石。

201907031052021.jpeg


当时,针对QQ秀产品,腾讯内部还有专门的项目计划书——阿凡达。

“阿凡达”实际上是韩国sayclub.com社区网站开发功能,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更换虚拟形象,比如发型、表情、服饰和场景,这些虚拟商品,需要付费购买。

按照这个思路,腾讯进行了新的付费尝试。为了推广QQ秀,腾讯先给每个QQ会员赠送价值10元的Q币,使他们成为QQ秀的种子用户。

结果,QQ秀受欢迎程度出乎意料。在QQ秀上线半年后,有500万人购买了这项服务,平均花费5元,2003年,QQ秀产生的收入,达到当时短信移动QQ的1/8。

这些价格在5毛到1元的虚拟物品,让腾讯在移动梦网之外找到了新的互联网增值业务,而且是一个由腾讯全面主导的、有巨大想象空间的业务。

“网络也是一个世界,一个我们可以实现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世界”,腾讯阿凡达项目计划书上有这样一句话。如果说QQ秀为“梦想世界”提供可能,那么Q币就链接了腾讯的梦想世界。

在QQ会员、QQ秀之后,腾讯接连推出了QQ空间、QQ游戏、红钻贵族等钻石体系,组成了一个独立的、闭环式运转的QQ世界。

Q币,是这个世界的唯一支付方式。

看到这里,我们再对比Facebook推出Libra的愿景,透过“为世界而生”、“普惠金融的基础”、“无国界的货币”这些高大上的描述,我们可以发现二者的惊人相似点:

Q币和Libra,一个为真实世界接入了虚拟世界,一个在虚拟世界链接了真实世界;

双方都脱胎于金融体系缺失,前者为了解决网络支付的可能,后者为了解决跨国结算的困难。

但是单纯的工具并不够,没有足够数量使用者的工具不足以生存并发展。

而要真正落地,还需要具体的大众接受的使用场景,这点Q币依靠QQ秀产生了突破,那么Libra的场景在哪里?

Libra官方的期望是合作机构优先在自己的场景内应用,最优先的场景是跨境支付。但考虑政治、利益、成本等诸多现实因素,可能还是先在Fackbook内部寻找突破场景更为快速便捷。

那如果有了场景,Libra是不是接下来一切就是康庄大道了呢?

再让我们回归Q币的旅程,去寻找答案——

 
发展


80后、90后应该还会有这样的记忆——打电话用话费充值Q币,在网吧、书报亭买Q币的点卡。

事实上,在线上推出一系列Q币消费场景后,2003年,腾讯开始搭建一套完整的Q币销售体系。总的来说,线上线下,三条渠道:

1 和电信旗下的声讯台合作,签订代销Q币协议,用户拨打16885885便可以购买Q币,所得收入,腾讯与声讯台五五分成。这个模式从杭州开启,迅速被复制到全国300多个声讯台。

2 与网吧建立了Q币销售的渠道,腾讯短时间内拓展了1万多家网吧。

3 自有的在线支付系统。

“对于腾讯来说,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制度系统是战略性的成功,这也是中美两国社区型网站在盈利模式上分道扬镳的标志性时间。”《腾讯传》这样评价。

有了消费场景和销售渠道,腾讯的财报变的越来越亮眼:

2003年底,在红钻推出后,腾讯每月虚拟道具的收入突破千万。

2004年6月,腾讯在港交所主板正式挂牌。

2005年, 腾讯总收入14.264亿元,互联网增值服务(主要是Q币)收入占7.867亿元。

201907031052022.jpeg


到了2006年,仅第一季度,腾讯的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人民币4.365亿元,并且即时通讯QQ注册人数已经达到5.315亿。

在这个财报发出来后,腾讯在媒体上有了“帝国”的称呼——虚拟世界里的中央帝国。

如果说腾讯是帝国,那么Q币就是这个帝国唯一货币。随着腾讯业务扩大,QQ用户暴增,Q币的辐射范围也越来越大。

事实上,当时虚拟货币已经有了完整的产业链。据《站长之家报道》,网络游戏点卡、销售渠道、代理经营商已经快速发展起来,“一时间,各种各样的网络游戏充值卡铺满了大大小小的软件店、网吧和书报亭” 。

当时,市面流通的网络虚拟货币不下10种,如Q币、泡币、U币、百度币、酷币、魔兽币、天堂币、盛大点券等。

但只有腾讯的“Q币”,跳脱了自身体系,被网民广泛接受,甚至被质疑是“一般等价物”而受到监管点名关注。

 
扩散


在2003~2006年腾讯高速发展时期,Q币开始逐步跳出了腾讯生态外。

Q币先是在网上虚拟世界流通:

中小型论坛给版主的工资就是Q币;

《传奇》游戏玩家们用Q币买卖道具;

媒体“成都网友王先生”的赚钱之道,一个月仅靠卖Q币就能赚近4000元。

紧接着,专业的Q币交易场所出现:

专门的“打金”工作室、对话平台出现,Q币成为各个游戏道具、论坛积分交换中介;

据《京华时报》2006年调查,在淘宝网上,出售Q币的店铺多达8000余个,遍布国内各个省市;2006年的超女总决赛中,粉丝购买虚拟货币Q币投票,淘宝网一天Q币的交易额就超过50万 。

最后,Q币交易蔓延到线下:

当时,已经有网友成功用Q币换电脑配件,1000Q币?换到了一个硬盘盒,这可比比特币换披萨划算得多;

专业的打金工作室得到Q币后,再将Q币出售给当地网吧的玩家,转化为人民币。

到2005年,“Q币交易”已经成为完整的产业化体系。从人民币到Q币再到人民币,Q币在地下悄悄流通,成为网上虚拟世界的“等价物”。

201907031052024.jpeg


事实上,Q币并不是完美的“交易中介”,它有很多缺陷,但全被网友一一克服:

首先,腾讯Q币和和QQ账号绑定,官方无法转账,那么交易双方要如何“转账”?

交易者先把Q币转化为QQ公司游戏中的“游戏币”,再把游戏币“输给”另外一个账号,然后把游戏币转化为Q币。

据《京华时报》报道,“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Q币完成完美转移,第一个转账问题解决。

其次,腾讯没有开通双向兑付,这意味着,在腾讯体系里,Q币不能再换成人民币。

但腾讯没有,其他中介平台可以——专门的第三方平台出现,主业就是将Q币兑换成人民币。

更有意思的,网友给腾讯Q币定价——官方的1块太贵,6毛左右比较合适。需求高的时候,涨价8毛,囤多了就跌到4毛。

“其实现在买卖Q币的,大部分都不是为了享受QQ提供的服务”, Q币脱离了腾讯体系,Q币逐渐成为网络“等价物”。

这一切超脱了腾讯预料。

实际上,从某种程度而言,Q币在底下流通,腾讯是受害者。

因为Q币的货源,大部分来源于“QQ黑客”,他们用专业工具盗取QQ账户获得Q币再低价出售。

时任公关部助理总经理宋旸称,网上贩卖的Q币来源基本上是通过盗号的方式获得,腾讯公司坚决抵制和打击这种行为。

除此之外,Q币也不是完美的货币,它依然存在信任问题。

如果是重要游戏道具、大额交易,网友们还是会选择同城交易;异地的虚拟网上交易依旧存在风险。

事实上,当时已经存在“信任的担保网站”,双方把装备和Q币都给这个网站,然后再由机构转发。但这种方式,一是要收取一定手续费,二是担保网站本身信用存疑。

但对于一些小额的网络商品,Q币已经能满足交易双方需求。

还有一个问题,是腾讯对“地下交易”的态度,一旦被腾讯发现,就会被没收Q币或者封号。

但这依旧挡不住网友的使用热情。

“用Q币的人多,腾讯公司信誉不错,大家都放心用Q币进行交换。”一名Q币店铺老板称。

时任深圳脑库经济学专家郑磊曾对媒体表示,据不完全统计,当时Q币使用者超过两亿人。业内人士估计,当时国内互联网已具备每年几十亿元的虚拟货币市场规模,并以15%~20%的速度成长。

而经济学家早就指出,只要人们信任虚拟货币的发行机构,这种货币就能像真实货币一样发挥效用,成为“一般等价物”。

“Q币只是方便用户使用增值服务的一种渠道,它是个商品,只能在腾讯这个特定环境下才有价值,离开腾讯,它就不具有交换的功能。”

“Q币是一种统计代码,并非一种货币,并未在QQ之外领域流通。”

腾讯多次强调这些观点。

但经过几年发展后,Q币完全跳出了腾讯体系,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虚拟世界的“一般的等价物”,这个结果腾讯自己也未必预料到。

可以看到,Q币的登顶之路,依赖于快速扩展的发行渠道、丰富多彩的使用场景,当量变引起质变,在较大范围内,建立受众的信用共识。

而Libra的发展也必将类似,除了找到适合的场景外,还需要场景和渠道能够快速扩张、触达足够的普通人并依靠场景锁定客户带来一般性共识,这才是达成Libra愿景的关键一步。

这一步已经千难万难,可还不是成功的彼岸,在这之后,如同Q币一样,Libra也必须与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正面角力,那就是——监管。

 
激辩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既然成为了事实上的“一般等价物”,自然逃不脱监管与舆论的关注,Q币也不例外。

在2005、2006年,已经有零星的声音,在讨论Q币在网上使用“泛滥”问题,但真正揭开舆论风暴的,是一篇文章。

2006年第7期的《法制与新闻》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作者是时任江西科技师范学院法学院客座教授杨涛,他在文章中讨论了网络上四个“怪象”:虚拟财产、虚拟货币、虚拟人、网婚。

Q币是这篇文章的第二部分“虚拟货币”的重点讨论对象:

杨涛认为,现在Q币已经超出腾讯公司提供的服务范围,正在逐步成为网上的一种交易工具。

“在虚拟的世界中,有足够多的人认可某种‘货币’的价值,该货币就完全可能成为物质交换的替代单位,现在QQ使用人数有数千万,已经具有这个认同的基础。”

“如果虚拟货币充当了货币的功能,而这种虚拟货币充又是由商家随意发行,其总量也不受到限制,必然会对我国的金融秩序产生冲击。”

“Q币将冲击我国金融秩序、冲击人民币体系”,这个观点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Q币从一个公司的产品,被形容成威胁央行威胁金融稳定的“危险份子”。

当时,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门户网站,甚至境外媒体都在讨论Q币是否是虚拟货币,是否已经具备了货币属性。网易还推出了调查投票,最终有一半以上的投票网友,认为“Q币冲击人民币”。

烈火烹油之际,杨涛又发表了第二篇文章,给央行的《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这篇文章中,杨涛承认,Q币目前只是具备了“货币”的某些属性,根本还不能与人民币相提并论,其要成为所谓的“货币”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虽然不具备回兑功能是Q币具备“货币”功能的一大障碍,但是,杨涛表示,并不能由此绝对说Q币不能形成一般等价物属性,不会具备“货币”的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和价值贮藏手段的功能。

“因为,‘货币’只要在市场被认可,能用其来进行交易,不需要回兑功能也可能成为一般等价物。”

杨涛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Q币继续按照现有的发展趋势,则有可能形成‘冲击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

201907031052035.jpeg


舆论再一次被点燃,围绕“Q币是不是货币”话题,知名学者、专家展开论战。

一方,支持杨涛言论,认为Q币已经具备货币属性。

互联网评论家顺风认为,货币具备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和世界货币的五大职能,而Q币已在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四个方面部分具备了货币功能,其一般等价物属性正在加强,Q币的确已开始出现新的货币形态的“萌芽”。

一方则认为,Q币只是商品,冲击人民币体系纯属危言耸听。

律师于国富坚持认为,Q币并不是电子货币,“市面上的人民币绝对不会因为有多少人买了Q币就会多印刷,网络货币的发行是以人们的购买量为基础的,跟国家金融体系毫无关系”。

更现实的观点是,腾讯不可能开通Q币与人民币的双向兑换,否则会面临巨大风险:一是自身的资金链断裂;二是遭遇恶性挤兑。“任何商业公司都不会去冒这个风险,只为出一个成为“虚拟央行”的风头。”互联网实验室梁春晓分析。

一方从理论角度剖析,认为Q币不是货币;一方在说趋势,“Q币”在短时间内获得网友认可,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是否会成为网络世界唯一货币?

双方争论不休,央行也出面表态:已经开始关注虚拟货币话题,并且正在认真研究之中;包括虚拟货币在内的电子货币将成为继电子支付后又一个监管重点。

“说到Q币已冲击人民币,我个人判断还没有到这么严重的程度。” 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李超表示,“ 如果说有通过虚拟货币的渠道进行洗钱犯罪的话,这是人民银行需要高度关注的问题和打击的一个方面”

讨论最激烈的时候,甚至有专家呼吁建立中国“网上布雷顿森林体系”:将虚拟货币和人民币挂钩,人民币再和金属货币挂钩,保证虚拟货币发行在公司能力控制范围内,完善虚拟货币回收环节,开放官方回收虚拟货币渠道。

如果当时这一步迈出去,Q币也会成为事实上的“稳定币”。

而旋涡中的腾讯则还是坚持一贯的态度:从未想过发行“货币”,公司也不认为Q币会成为虚拟货币;Q币只是服务于腾讯体系内,在体系外毫无价值。

但腾讯却一直没有公布自己发了多少Q币,并且表示,不反对用户私下交流Q币。

最终,监管在2007年2月到来:中国14家部委以及央行联合发起了针对虚拟货币交易行为的专项打击行动。

通知说,将“加强对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货币的规范和管理,防范虚拟货币冲击现实经济和金融秩序”;“政府将禁止倒卖虚拟货币,并要求经营企业严格区分虚拟交易和电子商务的实物交易”。

几个月后,在腾讯公布第一季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有分析师问:“针对Q币的监管政策产生了什么直接影响?”

“没有影响。”腾讯总裁刘炽平回答,“去年底关于Q币是虚拟货币的传言毫无道理。”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腾讯调整了Q币设计:下调了用户间转让Q币的数量,关闭了将游戏积分转成Q币的渠道,减少Q币在市场上的流通量。

 
回归


之后Q币的故事,可能不会让加密货币信徒们满意: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崛起,监管集中在了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崛起,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

网上购买、消费,再也不是问题,也不再需要Q币。

Q币也慢慢回到最初的模样,只存在于腾讯生态中。

而Q币再次回到监管口中,是在2013年,作为互联网虚拟货币与比特币并列。

2013年第七届中国银行家高峰论坛上,时任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灵发表了主题演讲《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银行创新》 ,其中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中央银行要严格地监管银行是因为它能够创造货币。现在互联网上有互联网上的货币,比如说Q币、还有现在的比特币等等,互联网也在创造货币。

    凡是能够创造货币的,如果能够对社会公众产生比较大的影响的,监管当局应该对它进行监管。

    全球进入到了信用货币时代,全球主要靠一个主权国家的货币在进行交易,美联储的一举一动能够影响牵动全球的金融市场。货币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因而对货币视而不见、不管是不可能的。只不过现在在虚拟网络上所出现的货币的交易量有限,现在为止监管当局还没有直接监管,但是迟早这个问题会提上日程上来。



时光荏苒,在后来的数字货币关注者眼中,Q币已经“泯然众人矣”,用Q币支付项目尾款的段子,已经被大家当成了笑谈。

可谁又会想过,这个段子曾经是那么真实,甚至差点成为你我的日常?

而这会儿再看马化腾对于Libra的评论,“技术都很成熟,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已然是别样风味。

“只不过那时没有区块链技术。”有区块链从业者向31QU感慨。

 
未来


相对于Q币,Libra无论从愿景、实力、技术等上看,都要大出许多;可相应的,困难也会成倍增长。

无论是切实的落地场景,还是快速扩展的可能,这些本身都已经是数字货币急需解决的难点。

也不同于Q币兴起时,电子支付领域还几乎是空白,Libra现在面对的,是法币电子支付领域成熟的产品筑的壁垒。

虽然Libra的战略是面向弱国替代主权货币,可是第三世界国家孱弱的电子支付基础设施,也会成为Libra的难题。

更何况,在这一切都解决后,Libra还会直面监管的压力,“货币无国界”,但“无国界货币”的组织和成员可都是有国籍的。

201907031052036.jpeg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数字货币引领的一场变革就要到来。G20峰会上,关注“数字货币、加密资产”已然成为一个热点话题。

从“铱星计划”到马斯克的“全球Starlink”,从Q币到Libra,技术一直在变,可人类的梦想却始终不变。

马云评价QQ和Q币时曾说,“QQ的确有点可怕,他的攻击总是悄悄的。”

悄悄的,数字货币的变革也早已开启。



部分参考资料:

1 《腾讯传》 吴晓波著

2 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

3 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4 Q币引发大讨论 央行拟明年监管虚拟货币

5 网民地下交易买卖Q币引发央行关注

6 Q币被盗走向谁喊冤 可买实物监管却成空白

7 三方激辩Q币民间交易

8 腾讯Q币真的会扰乱国家金融秩序?

9 刘炽平:针对Q币的炒作对腾讯没任何影响

10 全国人大常委吴晓灵称比特币应纳入监管


文 :31QU 墨菲

Facebook Libra项目遭四大监管机构联合施压,被要求暂停所有相关开发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3 10:25 • 来自相关话题

北京时间7月3日消息,美国立法机构的四位主席已正式向马克·扎克伯格等多名Facebook高管发出公开信,要求其暂停所有有关Libra加密货币的开发。

同时,美国金融服务委员会和附属小组委员会将举行听证会,以确定Libra将如何运作,以及确定将实施哪些保护措施来保护用户隐私。

据悉,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Maxine Waters(d-ca)代表,投资者保护、创业和资本市场小组委员会主席Carolyn Maloney(d-ny)代表,住房、社区发展和保险小组委员会主席William Lacy Clay (D-MO)代表,监督和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Al Green (D-TX)以及金融技术工作组主席Stephen F.Lynch(D-MA)代表都在这封公开信上签了字,而这封信是写给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以及 Calibra首席执行官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的。

而在此前,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Waters曾多次呼吁Facebook暂停libra的开发,而此次联合多位监管部门主席正式公开发布信函,也代表了其决心。

在这封信中,监管者们描述了他们对Facebook跟踪用户记录的担忧,以及libra作为一个新的全球货币体系的潜力。

    “看来,这些产品可能会带给他们一个全新的全球金融体系,这个体系以瑞士为基础,旨在与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相抗衡。这不仅给Facebook超过20亿用户带来了严重的隐私、交易、国家安全和货币政策问题,也给投资者、消费者和更广泛的全球经济带来了严重的担忧,” 立法者们写道,“虽然Facebook已关于这一项目发表了一份白皮书,但其提供的关于libra和Calibra的意图、角色、潜在用途和安全性的信息不足问题,暴露出巨大的风险,其还缺乏明确的监管保护。如果像这样的产品和服务受到不适当的监管,并且没有充分的监督,它们可能会造成危及美国和全球金融稳定的系统性风险。这些漏洞可能会被坏人利用和掩盖,就像过去的其他加密货币、交易所和钱包一样。”



要求立即暂停,Facebook隐私问题引发担忧
 

在这封公开信中,监管者们还提到了Facebook最近暴露的隐私问题,包括剑桥分析丑闻,这家咨询公司获得了超过5000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由于Facebook与剑桥分析公司的合作,Facebook预计将向联邦贸易委员会支付50亿美元的罚款,并将继续受到监管法令的约束。

信中表示:

    “由于Facebook已拥有了超世界人口数四分之一以上的用户,在监管机构和国会有机会审查这些问题并采取行动之前,Facebook及其合作伙伴必须立即停止实施计划。在暂停期间,我们打算就基于加密货币活动的风险和利益举行公开听证会,并探讨立法解决方案。”


六月初,Libra项目首次面世,有传言称Facebook这一社交媒体巨头已开发该项目至少几个月的时间,该公司已与27家合作伙伴达成合作,其中包括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并计划Libra协会将至少拥有100家联盟成员,而这一Libra协会将在Libra上线时担任其加密货币的治理委员会。

据悉,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已计划在7月17日举行听证会,对Libra进行审查。

可以说,自Libra项目正式被公开以来,全球监管机构和政府实体均表示了谨慎或警告的态度,其中,G7集团成员还组成了一个调查该项目的工作组,各部长呼吁Facebook分享更多细节,否则将阻止其开发。

面对重重施压,小扎该如何应对呢?你怎么看。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4-us-lawmakers-join-call-to-freeze-facebooks-libra-project
作者:Nikhilesh De
编译:洒脱喜 查看全部
201907030202249402.jpg

北京时间7月3日消息,美国立法机构的四位主席已正式向马克·扎克伯格等多名Facebook高管发出公开信,要求其暂停所有有关Libra加密货币的开发。

同时,美国金融服务委员会和附属小组委员会将举行听证会,以确定Libra将如何运作,以及确定将实施哪些保护措施来保护用户隐私。

据悉,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Maxine Waters(d-ca)代表,投资者保护、创业和资本市场小组委员会主席Carolyn Maloney(d-ny)代表,住房、社区发展和保险小组委员会主席William Lacy Clay (D-MO)代表,监督和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Al Green (D-TX)以及金融技术工作组主席Stephen F.Lynch(D-MA)代表都在这封公开信上签了字,而这封信是写给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以及 Calibra首席执行官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的。

而在此前,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Waters曾多次呼吁Facebook暂停libra的开发,而此次联合多位监管部门主席正式公开发布信函,也代表了其决心。

在这封信中,监管者们描述了他们对Facebook跟踪用户记录的担忧,以及libra作为一个新的全球货币体系的潜力。


    “看来,这些产品可能会带给他们一个全新的全球金融体系,这个体系以瑞士为基础,旨在与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相抗衡。这不仅给Facebook超过20亿用户带来了严重的隐私、交易、国家安全和货币政策问题,也给投资者、消费者和更广泛的全球经济带来了严重的担忧,” 立法者们写道,“虽然Facebook已关于这一项目发表了一份白皮书,但其提供的关于libra和Calibra的意图、角色、潜在用途和安全性的信息不足问题,暴露出巨大的风险,其还缺乏明确的监管保护。如果像这样的产品和服务受到不适当的监管,并且没有充分的监督,它们可能会造成危及美国和全球金融稳定的系统性风险。这些漏洞可能会被坏人利用和掩盖,就像过去的其他加密货币、交易所和钱包一样。”




要求立即暂停,Facebook隐私问题引发担忧
 

在这封公开信中,监管者们还提到了Facebook最近暴露的隐私问题,包括剑桥分析丑闻,这家咨询公司获得了超过5000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由于Facebook与剑桥分析公司的合作,Facebook预计将向联邦贸易委员会支付50亿美元的罚款,并将继续受到监管法令的约束。

信中表示:


    “由于Facebook已拥有了超世界人口数四分之一以上的用户,在监管机构和国会有机会审查这些问题并采取行动之前,Facebook及其合作伙伴必须立即停止实施计划。在暂停期间,我们打算就基于加密货币活动的风险和利益举行公开听证会,并探讨立法解决方案。”



六月初,Libra项目首次面世,有传言称Facebook这一社交媒体巨头已开发该项目至少几个月的时间,该公司已与27家合作伙伴达成合作,其中包括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并计划Libra协会将至少拥有100家联盟成员,而这一Libra协会将在Libra上线时担任其加密货币的治理委员会。

据悉,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已计划在7月17日举行听证会,对Libra进行审查。

可以说,自Libra项目正式被公开以来,全球监管机构和政府实体均表示了谨慎或警告的态度,其中,G7集团成员还组成了一个调查该项目的工作组,各部长呼吁Facebook分享更多细节,否则将阻止其开发。

面对重重施压,小扎该如何应对呢?你怎么看。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4-us-lawmakers-join-call-to-freeze-facebooks-libra-project
作者:Nikhilesh De
编译:洒脱喜

超主权货币还是支付方式?夏季达沃斯激辩加密货币Libra

资讯l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2 11:33 • 来自相关话题

“如何理解全球科技巨头Facebook公司的Libra项目?”在7月1日举行的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上,这个处于风口浪尖的加密货币再度引发争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两周前,全球互联网巨头Facebook联合28家机构发布加密数字货币Libra项目白皮书。白皮书介绍,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消息发布后,不只一家金融业界媒体作出“石破天惊”的评价。Libra被认为是一种超主权货币,有人甚至将其视作“世界央行”的雏形。而在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看来,Libra将对现有的全球分散货币体系产生巨大挑战,尤其是让全世界“命悬一线”的美元体系。

“底层认知”往往是认识和接受新事物的基础。全新问世的Libra所带来的第一个争议就是,各方究竟应该如何定义Facebook这一计划已久的“天秤币Libra”。

 
Libra属性的两种声音
 

作为一种新型加密货币,Libra的风险问题始终是讨论焦点。令人疑惑的是,Libra的属性到底为何?

鹿晟资本创始人张璐代表了一种观点。她认为,Libra对应标的应该是支付宝,是一种新型支付方式。

“尽管有声音说是加密货币,但如果分析它的白皮书你会发现,Libra和之前很多ICO(首次代币发行)项目的白皮书很不一样。”张璐指出,“它有资产抵押和担保,而目前所针对的业务场景是跨境支付,同时还包含现有银行体系所不具备的支付手段。”

张璐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契合了Facebook的发展方向。Libra项目是Facebook计划很多年的事情,而“支付”也是拥有全球数十亿用户的Facebook的重要目标之一。张璐指出,无论是运用区块链技术还是其他新兴技术,“主要目的之一就是降低支付的技术设施门槛”。

部分加密货币业内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现场采访时也表示,Libra先用于支付领域,或有助于Facebook规避严苛的监管要求。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对此持不同观点。在他看来,Libra不是支付系统,而是与electronic currency and payment(电子货币和支付)概念相近。区别在于,之前这种观点主要是在一个国家范围内,而Libra是全球性的。

“Libra包含三个核心概念:第一,Libra有储备、本金和债券做抵押,有一篮子货币做标注和定价,所以核心概念是‘货币’;第二个核心概念是‘跨境’;第三个则是把央行的政策考虑和银行支付功能进行了结合。”朱民指出。

朱民表示,Libra作为一种货币问世,对现有货币体系、金融体系及未来储备体系,都会是很大冲击,不应该掉以轻心。“但它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它现在还有很多问题。”

另一方面,在问题存在的同时,“这个框架是可以控制的”。朱民直言,尽管Libra目前仍然存在杠杆、储备、中心管理体制等问题,“但我们也要对Libra有信心,因为Libra将对现有的全球分散货币体系产生巨大挑战,尤其是让全世界‘命悬一线’的美元体系”。

 
能否推动银行业创新升级?
 

无论如何,Libra的发布似乎为加密货币带来了新的生机。谈到Libra,此次参会的区块链创新企业Hedera Hashgraph联合创始人Leemon Baird显得格外兴奋。就在不久前,他们迅速找到Facebook,商讨合作可能性。

“Libra的发布让更多人了解到加密货币行业。”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Baird表示,Libra的发布带动了加密货币行业发展,今年加密货币市值上涨,与此也有一定关系。

投资者的热情正在上升。截至目前,GitHub上Libra项目已被近10000名用户“保存”或“加星标”,也代表早期开源参与者对这个项目兴趣很大。

而在张璐看来,Libra若能探索成功,还有可能影响到银行业现有生态。

“尽管我认为Libra目前还没有成为‘世界央行’的能力,但它打开了一条通路,随着其他机构不断加入,大家会逐渐形成自己的体系,并逐渐探索出‘银行业创新’的形式。”张璐指出。

英国央行行长曾评论说,对待Libra,应该敞开大脑,而不是敞开大门。事实上,Libra会带来多方面已知的风险挑战以及未知的后果,对此也必须要有清醒认识。

此前,国际监管机构——金融稳定委员会和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就曾表示,在未经严格审查的情况下,他们不会允许世界最大社交网络推出其计划中的数字货币。

在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领军者年会现场,银行机构的表现也较为克制。被问及是否会成为Libra节点机构时,花旗银行董事总经理、亚太区企业与投资银行业务主管简·梅茨格直言,还需要一点时间来观察其发展情况。“花旗银行始终拥抱技术,但重要的是要用一种让监管机构感到舒适和愉快的方式来拥抱。”

“Libra白皮书发布后,银行的反应是冷静的,监管机构的反应是强烈的。”建设银行副行长黄毅对此总结称,“加不加入很难说,但Libra值得全球金融市场重点研究。Libra一旦成功,对金融行业就不是挑战,而是颠覆。”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杨弃非 程晓玲
编辑:刘艳美 查看全部
Davos-2019.jpg

“如何理解全球科技巨头Facebook公司的Libra项目?”在7月1日举行的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上,这个处于风口浪尖的加密货币再度引发争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两周前,全球互联网巨头Facebook联合28家机构发布加密数字货币Libra项目白皮书。白皮书介绍,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消息发布后,不只一家金融业界媒体作出“石破天惊”的评价。Libra被认为是一种超主权货币,有人甚至将其视作“世界央行”的雏形。而在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看来,Libra将对现有的全球分散货币体系产生巨大挑战,尤其是让全世界“命悬一线”的美元体系。

“底层认知”往往是认识和接受新事物的基础。全新问世的Libra所带来的第一个争议就是,各方究竟应该如何定义Facebook这一计划已久的“天秤币Libra”。

 
Libra属性的两种声音
 

作为一种新型加密货币,Libra的风险问题始终是讨论焦点。令人疑惑的是,Libra的属性到底为何?

鹿晟资本创始人张璐代表了一种观点。她认为,Libra对应标的应该是支付宝,是一种新型支付方式。

“尽管有声音说是加密货币,但如果分析它的白皮书你会发现,Libra和之前很多ICO(首次代币发行)项目的白皮书很不一样。”张璐指出,“它有资产抵押和担保,而目前所针对的业务场景是跨境支付,同时还包含现有银行体系所不具备的支付手段。”

张璐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契合了Facebook的发展方向。Libra项目是Facebook计划很多年的事情,而“支付”也是拥有全球数十亿用户的Facebook的重要目标之一。张璐指出,无论是运用区块链技术还是其他新兴技术,“主要目的之一就是降低支付的技术设施门槛”。

部分加密货币业内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现场采访时也表示,Libra先用于支付领域,或有助于Facebook规避严苛的监管要求。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对此持不同观点。在他看来,Libra不是支付系统,而是与electronic currency and payment(电子货币和支付)概念相近。区别在于,之前这种观点主要是在一个国家范围内,而Libra是全球性的。

“Libra包含三个核心概念:第一,Libra有储备、本金和债券做抵押,有一篮子货币做标注和定价,所以核心概念是‘货币’;第二个核心概念是‘跨境’;第三个则是把央行的政策考虑和银行支付功能进行了结合。”朱民指出。

朱民表示,Libra作为一种货币问世,对现有货币体系、金融体系及未来储备体系,都会是很大冲击,不应该掉以轻心。“但它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它现在还有很多问题。”

另一方面,在问题存在的同时,“这个框架是可以控制的”。朱民直言,尽管Libra目前仍然存在杠杆、储备、中心管理体制等问题,“但我们也要对Libra有信心,因为Libra将对现有的全球分散货币体系产生巨大挑战,尤其是让全世界‘命悬一线’的美元体系”。

 
能否推动银行业创新升级?
 

无论如何,Libra的发布似乎为加密货币带来了新的生机。谈到Libra,此次参会的区块链创新企业Hedera Hashgraph联合创始人Leemon Baird显得格外兴奋。就在不久前,他们迅速找到Facebook,商讨合作可能性。

“Libra的发布让更多人了解到加密货币行业。”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Baird表示,Libra的发布带动了加密货币行业发展,今年加密货币市值上涨,与此也有一定关系。

投资者的热情正在上升。截至目前,GitHub上Libra项目已被近10000名用户“保存”或“加星标”,也代表早期开源参与者对这个项目兴趣很大。

而在张璐看来,Libra若能探索成功,还有可能影响到银行业现有生态。

“尽管我认为Libra目前还没有成为‘世界央行’的能力,但它打开了一条通路,随着其他机构不断加入,大家会逐渐形成自己的体系,并逐渐探索出‘银行业创新’的形式。”张璐指出。

英国央行行长曾评论说,对待Libra,应该敞开大脑,而不是敞开大门。事实上,Libra会带来多方面已知的风险挑战以及未知的后果,对此也必须要有清醒认识。

此前,国际监管机构——金融稳定委员会和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就曾表示,在未经严格审查的情况下,他们不会允许世界最大社交网络推出其计划中的数字货币。

在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领军者年会现场,银行机构的表现也较为克制。被问及是否会成为Libra节点机构时,花旗银行董事总经理、亚太区企业与投资银行业务主管简·梅茨格直言,还需要一点时间来观察其发展情况。“花旗银行始终拥抱技术,但重要的是要用一种让监管机构感到舒适和愉快的方式来拥抱。”

“Libra白皮书发布后,银行的反应是冷静的,监管机构的反应是强烈的。”建设银行副行长黄毅对此总结称,“加不加入很难说,但Libra值得全球金融市场重点研究。Libra一旦成功,对金融行业就不是挑战,而是颠覆。”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杨弃非 程晓玲
编辑:刘艳美

Facebook Libra深度分析报告

项目tokeninsight 发表了文章 • 2019-06-28 10:34 • 来自相关话题

要点总结


Facebook在2019年6月18日正式发布了Libra项目白皮书,与此同时发布的还有技术文档、治理文档、Reserve文档等内容。目前市场上关于Libra的分析有很多,极端的看法把Libra的出现当成是“超主权国家货币”,是未来数字社会不同主权国家之间的“货币战争武器";同时也有不少看法认为Libra首先监管这道门槛都过不去,即使过去了也并不会是一场“革命"。而根据TokenInsight的研究,对于Facebook来说,发行Libra项目有四重原因:

1. 一场关于自我信任危机的“自我救赎”;

2. 作为资本市场公司逐利的一种本质行为;

3. 在未来数字通证化社会快速抢占“先发优势;

4. 扎克伯格本人对未来的憧憬。

但就其意义来说绝对不仅如此,Libra项目的发起仅仅是现代金融社会开启数字通证化的第一步。利用区块链技术,发展快速、安全、便捷以及低成本的金融服务已是必然趋势。此外,通证化的趋势也十分明显。Facebook只是目前巨头中开始尝试的首批公司,此后必然有越来越多的公司会发行符合自己商业模式以及业务特征的通证。这也使得关于这些通证的法律法规监管被迫必须尽快推出,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区块链的特性,导致法律监管框架不能再仅限于单个国家或地区内。更为全面,覆盖范围更管的监管框架在目前看来依然是必需。

Libra本身作为普惠金融的产品,能够由下至上为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人群提供便捷、简单的金融服务。但Libra的被动以及二元结构的管理极有可能造成Libra的“两个”价格。此外,用户使用Libra后产生的金融数据如何能够得到解决也是Facebook需要面对的问题。比起“做得到但不会去做”的承诺,“没有能力”获取用户隐私似乎才能真正帮助Facebook解决信任危机。

LIT通证背后代表的权益能够以更低的成本对联盟进行治理。而对于Libra来说,Libra和LIT的双通证设计使得Libra生态更加完整,便于治理。实际上Libra生态从中心化向去中心化转换的过程就是LIT与Libra两种通证”权力交替“的过程。关于LIT”同股不同权“的设计分散了早期投资机构的权利,同时又保证了其权益。

 
一. Libra简介
 

Libra非常类似于目前数字通证市场稳定币USDT,USDC,是一种“特殊稳定币”。与这些稳定币不同的是,Libra采用一篮子低风险、高流动性资产作为价值抵押品。实际上Libra更类似于IMF的“特别提款权SDR”,SDR的价值也是由一篮子货币支撑:美元、人民币、欧元、英镑、日元。

由于Libra基于区块链技术发行,因而也具有跨地域结算、低手续费、便捷、实时结算的功能。Libra的主要使命是在世界范围内为用户提供便捷的支付方式,特别是对于17亿没有无法享受到银行服务的人群。跨境支付是其重要目标之一。

在结构设计方面,Libra发行在独立的区块链上,由Libra协会负责维护。区块链上的节点负责记录交易,实现转账。Libra采用改进的BFT模式,机构参与网络作为验证节点。目前理论上(发起成员可以选择不作为节点)有28个节点参与,未来计划发展成100个。在更长远的未来,Libra还计划彻底开放网络,将目前的“联盟链”模式改进成为完全的公有链模式。

图表1-1 Libra与比特币、USDT的对比





来源:TokenInsight


由匿名性带来的隐私与信任进退两难局面

在匿名性方面,Libra采用的方式与比特币一致,都是伪匿名。这意味着Libra链上记录的交易记录只有用户的一串地址,并没有用户的真实身份。并且Libra也在其区块链中保证不会将链上交易记录与用户真实身份联系起来。但是与之稍有些悖论的地方是,用户在使用Calibra(Facebook推出的Libra钱包)需要通过KYC。这对于未来其他的合规钱包必然也是一样。也就是说,虽然Libra没有将用户的真实身份记录在链上,但依然(可能会)收集了用户的真实身份信息,同时也就能够将用户真实身份与链上交易联系起来。这一点也是众多用户对Libra产生质疑的其中一点。Facebook拥有旗下所有用户的社交、喜好信息,通过Libra又能够获得用户金融方面的信息,一旦连接起来,等于让用户完全在Facebook面前“裸奔”。虽然Facebook承诺不会这么做,但是实际上在泄露用户个人信息事件之前,Facebook也这么保证过。

另外一方面,虽然合规钱包必须要用户通过KYC,但必然有部分钱包商为了增加用户量,推出不需要KYC的服务。而且由于这一点的需求刚性,这种服务必然会屡禁不止。此外,即使是对于不需要KYC认证的钱包,用户自己保存私钥也是另外一个切实需要解决的痛点。这也是目前诸多去中心化的钱包商所面临的问题。为了账户的安全性,用户账户的私钥必然是一串又长又难记的无意义字符。在数字通证市场,即使是对于这种机制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的用户也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而对于Facebook来说,大部分普通用户并没有保管私钥的意识。由此Facebook便进入了一个两难的局面:

1. 帮助用户保管私钥-需要用户个人信息(邮箱、真实身份等)-用户不信任;

2. 用户自己保存私钥-教育用户成本过高-用户资产永久丢失。

 
二. Facebook的动机,问题以及通证化的未来


逐利本质的Facebook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Facebook发起Libra的一个重要原因是Facebook可以这么做。在Facebook的社交产品体系中,月活用户超过20亿,日活用户超过15亿。从社交的起点做支付,微信已经证明了这条道路的可行性。面对这么大的一块蛋糕,Facebook不动心也难。

Facebook几乎所有的利润都来自于广告业务。而广告业务的收入是依据用户数量以及转化率决定。截止到2018年底,Facebook的用户量达接近24亿。虽然用户量正在稳定上升,但是最终一定会到达上限,并且这个用户量的增速必然会减缓。另一方面,从转化率的角度,Facebook通过用户数据进行精准的广告投放从而提高转化率。但是由此引起的用户数据隐私问题也让Facebook股价遭受重创。Facebook面临的信任危机依然严重。

图表2-1 Facebook用户数量





来源:Statista


目前Facebook和Google在数字广告市场的占有率约为50%。虽然Facebook的广告业务仍然能够为其带来可观的利润,但是其他广告平台也不断发力,正在争夺市场。

图表2-2 数字广告市场份额分布





来源:eMarketer


通过Libra项目,Facebook能够在现有业务的基础上,找到新的突破口。Libra白皮书发布当天,市场的反应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图表2-3 Libra白皮书发布后Facebook与西联汇款股价变化





来源:Yahoo Finance


在Libra白皮书发布当天,Facebook股价开市上涨超过3%;而作为国际汇款巨头的西联汇款应声下跌2.8%。市场似乎对Libra项目十分看好。根据McKinsey的报告,2017年全球⽀付⾏业总收益已经达到1.9万亿美元。其中跨境汇款占据2%-8%(区域差距)。即使Libra在用户转账或提现(Libra兑换成法币)只收取极少数的费用,但是在这么大的体量面前依然是一笔巨大的收入。

Facebook本身就是资本下的产物,不管其承诺要如何为用户提供服务,其代表的始终是股东的利益。公司的逐利本质是Facebook在做几乎每一个决策时最核心的因素。


“信任危机迫使Facebook抓住Blockchain这颗“救命稻草”,但并不乐观

在过去的一年中,Facebook在用户数据隐私安全方面遭到了太多人的质疑。无视、窃取、出售用户隐私,甚至操纵美国大选。Facebook的股价也从最高的217美元跌至最低124美元,接近“腰斩”。而区块链能够从技术角度保护用户隐私。虽然所有链上数据公开,但是仅凭链上数据的信息,没有人能够准确判断出其线下真实的用户身份。比起“不会去做”,“做不到”似乎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Facebook的信任危机。

但“遗憾”的是,Calibra钱包需要用户进行KYC认证。此外,用户如果在Facebook的产品中使用Libra进行转账汇款,必然是在自己的Facebook的账户之上进行。这也就意味着其实Facebook掌握着用户的真实信息与使用Libra的匹配关系。即使Facebook已经保证,并且成立了子公司来独立参与运营,不会触碰用户的金融信息。但是比起“能做到但不会去做”的保证,似乎只有“从技术上根本做不到”才能够真正获取用户的信任。

所以从这一点来看,由于信任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Facebook的“历史”使得用户不会轻易相信其保证。重塑信任对于Facebook来说,任重道远。


监管风险依旧较大,存在被不同国家针对禁止的可能

毋庸置疑,Facebook在进行Libra项目之前必然在公司内部进行了大量论证,金融、法律界的人士专业意见肯定也做足了咨询工作。此外,Facebook还提前与监管部门接触,为Libra在合法合规的框架下运行做了充足的准备。这一点也是大多数人认为Libra能够通过的原因之一。

从趋势上来说,类似于Libra这样的项目一定会再次出现,即使Libra现在不通过,未来也一定会由其他项目合法合规运行。但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数字货币来说,由于金融基础设施程度不同,不同国家的监管机构往往采取不同的态度。一般来说,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控制金融风险的能力较强,因而对于金融创新较为宽容;但新兴经济体控制金融风险能力相对较弱,一般采取的措施都比较强硬。

作为Facebook产品用户量最大的地区之一,印度,对待数字货币的态度不算友好。此外,根据Coindesk的报道,Facebook并没有就Libra项目提前向印度央行寻求意见,也并没有做任何的申请。在印度,Facebook拥有4亿的WhatsApp用户。同时印度也是跨境支付的体量巨大的国家之一。另外一个Facebook用户量巨大的国家-巴西,对待数字货币的态度也同样没有那么友好。

此外,法国财政部长也明确表示,“不能让Libra发生,不可能让Libra变成一个‘主权货币’”,同时也呼吁G7央行共同重新审视Facebook的Libra项目。美国国会议员也已经呼吁叫停Libra项目。相对于这些意见,英国与美国SEC的意见相对较为友好,英国央行行长则表示可以给科技创新企业在央行开放一个隔夜存款账户。这就意味着将企业的地位提高到了银行同一级别,企业正式触碰到了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而SEC主席则表示,与Libra项目提前有所接触,认为Libra能够带来一定的正面效应,但同时也需要关注潜在风险。

数字货币监管本身就是一个难题。Libra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应用实际上是在倒逼各地区监管机构必须表态,若允许,在什么样的法律框架下执行;若反对,则同样需要相关的法律法规作为指导意见,明确在这个领域,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从这个角度讲,Facebook的Libra项目实际上在推动数字货币整个行业进步,而且这一步至关重要。

较为可能出现的情况是,部分国家(资本管制、对待数字货币不友好)会地区性的限制Libra在当地的使用;而其他国家则会允许其使用。但是长远来看,趋势已定的情况下,态度消极的国家也一定会迫于内部(民众对高效支付方式的需求)以及外部(跨境支付的需求)双重压力,逐渐放开,采纳Libra(或者其他类似的项目)。但这个时间周期可能较长。

说到底这其实是以Facebook为代表的巨头公司与政府机构之间的利益博弈。监管机构真正关心的其实是,此类项目是否有未被允许的套利行为存在。金融设施发达的国家,此类监管机构忽略的套利空间较小,即使出现弥补起来也较为容易;但是金融基础设施发展较弱的国家,套利空间极大。若不加以控制,以利益最大化驱动的企业与企业财团可能会将这个漏洞越撕越大,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


与其关心谁在Libra协会里面,不如看看谁没在Libra协会里面

在美国这样的社会中,大量法律法规,特别是金融领域,都可以放在不同利益团体博弈的环境下来理解。国家与国家之间只有永远的利益,放在内部的利益团体也是一样。

Facebook联合众多企业的目的主要有三个。一是希望获取更多用户的信任,让更多的企业为Libra背书;二是联合更多大型企业,组成联盟,获得更多的Bargaining Power;三是在地理范围内覆盖尽量多的国家和地区,在产品和服务方面尽可能多的覆盖用户的全方面需求。通过这样的方式,在未来可能发生对单独公司进行制裁时,联盟有可能提供更强的反击力度或者方式应对。

Facebook公布了第一批28个创始成员,大多数人注意力都放在哪些公司在联盟里。但是对比发现,有诸多重要的企业并没有在联盟之中。不在联盟之中并不代表Facebook没有与其沟通,相反,在创立联盟之时,Facebook必然尽可能地沟通足够多有影响力的公司,试图说服他们加入联盟。因而没有在联盟之中的公司,大概率是因为没有接受。

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以及所有的银行都没有在Libra联盟之中。苹果拥有自己的Apple Pay,虽然在返现高达10%的诱惑下,也没有抢占多少市场;谷歌拥有不输于Facebook的用户量,并且在数字广告的行业份额上也胜过Facebook;微软早已经与JPMorgan合作,负责运行和维护其区块链平台Quorum;亚马逊在区块链领域的布局也早早开始。此外,JPMorgan也在几个月前就发布了自己用于系统内部流通的稳定币JPM Coin。众多巨头企业在区块链的探索,以及通证化的探索无疑验证了数字通证化趋势的信号。

企业发行内部积分形式的先例已有很多,但积分的流通性较弱,应用场景较为单一并且由企业随意控制。用户更多地是将其看作一种“优惠”,而非流通的媒介。但利用区块链发行的通证,在流动性、结算、去中心化方面远远优于积分的形式。企业发行通证的形式目前看来有两种,一是单独企业发行,用户网络内部的流通。这种形式的优点在于相对来说难度较低,只需要单独企业决定即可。但是缺点也十分明显,单个企业的用户量不足,通证应用场景单一,从而导致通证流动性不足。第二种形式便是企业联合组成联盟,在联盟之内发行通证。这种通证根据联盟实力而定,若联盟中企业服务用户覆盖大量国家,使得通证的流通在地理范围内没有国家限制。这种通证就具有了“超越国家主权货币”的意义,进而其可能受到的监管力度也会较大,实行难度也较大。

与之而来的便会出现两个问题:

1. 这些通证之间是否会相互流通?

2. 不同企业或联盟发行的通证互相之间比的是什么?

不同企业或联盟发行的通证能够相互兑换流通是必然的情况。实际上美国区块链企业Circle与Coinbase联合成立的Centre正在致力于做这样的事情。从商业逻辑上,用户会使用到不同公司提供的不同商品和服务,用户存在不同公司发行通证互相转换的需求。在技术上,不同通证的流动性的提供依赖跨链技术实现。此外,交易所也将会是提供通证交换的场所之一;当然钱包也将会类似。用户体验更好的方式是在用户使用前端不需要过于繁琐的设计。综合来说,未来为这些公司发行的通证提供流动性将会是一个潜在的商业机会。

其次,企业或联盟发行的通证相较于现阶段存在的市场上的通证,能够提供真正的商品服务或是某种程度上的价值支撑。企业或联盟发行的通证目的一般是在其现有业务的基础上,利用通证作为购买其商品的媒介,为用户提供更加便捷、安全、高效的使用体验。此外,电子化通证的分布式特点,使得企业服务范围可以低成本扩大,大大降低企业的商务拓展成本。美国早期银行业出现过哈耶克在《货币非国家化》中描述的不同银行发行自己的信用货币景象。只是没想到在几十年后,不仅是银行,商业化公司也开始这样的尝试。但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发行的通证不会出现依靠自有信用发行通证的情况,“铸币权”暂时来看依旧只能由央行依靠国家信用掌握。而这些通证竞争的本质还是企业或联盟能够为用户提供商品与服务的价值。而通证的性质除了作为流通的媒介以外,还可以作为权益的证明。区块链通证的可编程性能够赋予其股权、债券又或者是介于二者之前的其他性质。

 
三. Libra Reserve与货币问题
 

Libra Reserve

Libra作为“类稳定币”,价值支撑依赖于背后的一篮子低风险资产。Libra成立了Libra协会管理Reserve资产。协会的核心目标是保证Libra的保值、稳定,从而能够被应用于交易媒介。


资金来源

Libra Reserve的资金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

1. 投资者通过购买Libra Investment Token(LIT)投入的法币资金;

2. 用户(通过机构)购买的Libra投入的法币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用户持有Libra不会收到任何的利息。而Libra协会则会将收到的资金用于资产配置,主要配置于低风险、低波动以及流动性较高的资产。满足这些特征的资产选择范围其实不大,主要是主权信用评级较高的国家货币以及部分短期债券。相较于银行赚取的是高底利息差,Libra协会赚取的是零利息“贷"给用户Libra与Reserve管理的利息差。

除了上述利息收入外,Libra协会的另外一个收入是用户转账或Libra与法币兑换过程中的手续费。相较于传统的国际汇款,Libra的支付方式利息一定极低。但是在极大用户量以及交易量的前提下,这也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Libra协会所有的收入在覆盖成本(包括运营成本和激励用户、商户使用Libra的成本支出)后,会根据LIT的持有量给初期投资者分红。


Libra的“两个价格”

Libra协会在管理Libra的方式上类似于央行到商业银行的二元结构。用户并不能直接向Libra协会兑换Libra或者赎回法币,而是必须通过Libra认证的机构进行。而Libra协会对于资金的管理完全是被动的方式进行。也就是说,Libra并不会主动调整市场Libra的数量(所谓“货币政策”),而是根据用户通过认证机构的反馈进行。但这种方式便会存在一个利差空间。

Libra的价格由其背后的一篮子资产加权决定。在背后资产没有变化时,Libra的“价格”也不会发生变化。而且在短时间内,在Libra协会眼中,Libra的价格也是固定的。但Libra实际的市场“价格”则是会根据市场价格产生波动。也就是说,在市场对Libra的需求产生变化时(如某个地区突然禁止或者允许Libra的使用,某个公司或者机构接受或拒绝Libra作为支付手段),短时间内Libra就会出现两个“价格 ”:Libra的“官方价”和“市场价”。而由于Libra采用被动管理,只能通过用户的需求,传到至认证机构才能够调节。这就使得认证机构在这个过程中存在利润空间,即在“市场价”较高时,低价向Libra协会兑换Libra然后高价卖给用户;反之则进行相反操作。


货币属性

从一篮子货币的角度看,Libra十分类似于IMF的SDR。但Libra的主要目的是作为用户日常使用时的支付结算手段。对比国家主权货币,Libra的应用范围不受地理位置限制,具有一定的“超主权国家货币”的性质。但目前来看,所谓“Facebook帝国”有些无稽之谈,Libra也不太可能会获得或者敢赋予自己“铸币权”。任何国家或地区的监管机构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由于满足Libra协会对Libra背后价值支撑的资产并不多,Libra Reserve中大部分资产将会是美元或美元债券。美元目前其实已经是世界货币,Libra的出现对于美元的地位不会产生任何挑战。因为目前看来,Libra仅仅是对美元增加的额外的需求,原则上没有对美元或者是其他背后法币的货币政策产生丝毫影响。

更可能的一点是,Libra的价值最终还是用美元衡量。作为支付手段,Libra的本意是成为其他商品服务甚至是法币的计价单位。但正如SDR的结果一样,试图成为美元以及其他货币的计价单位,但实际上还是利用美元来衡量其价值。也就是说用户不会用Libra衡量美元,而依然使用美元(或其他法币)来衡量Libra“值多少钱”。

其实比较值得关注的一点是,英格兰银行的表态,是否真的会为此类金融科技创新企业开放隔夜提款权。Libra又能够获得多少央行的认可,在央行开户进入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从而获得与银行一样的地位。一旦这种情况出现,Libra的未来将大不相同。


普惠金融,以及对其他国家货币的冲击

Libra声称自己要致力于为17亿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服务。这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群通过智能手机就能够使用Libra,这的确符合普惠金融的概念。但这些人群所在国家的金融系统,货币体系是否会收到冲击?

从最简单的货币数量上考虑:

MV=PQ

一但人民开始大量选择使用Libra而非本国货币,也就是改变了本国货币的流通速度V,商品总量Q不变,同时需要稳定物价,也就是P不变的情况下,必然要改变货币供应量M。一旦改变货币数量,也就影响了当地的货币政策。在失控的情况下,当地政府加以调整的难度更大。而这种情况一旦出现,最有可能出现的解决办法便是当地政府开始进行资本管制。Libra的普惠金融愿景也难以实现。

但是从市场经济考虑,如果有其他的选择,一个国家内最终使用货币作为支付手段完全是市场竞争的结果。在一些高通胀国家,Libra或许是解决问题的一个好办法。此外,在目前已经美元化的国家中,采用Libra或许是一个提高支付和结算效率的方式之一。

 
四. Libra Investment Token和协会治理
 

Libra生态往去中心化方向发展的过程,实际上依靠的便是LIT和Libra两种通证的“权力交替”过程;两者共同构建完整的Libra生态

在Libra的生态中,除了Libra之外,还有另外一种通证:Libra Investment Token, LIT。LIT目前只有满足Libra协会要求的机构才能通过投资换取。LIT的主要权益是在Libra协会中的投票权,也就是Libra生态的治理权;此外LIT的另外一个权益是Libra经营的收益分红权。

图表4-1 Libra协会的治理模式





来源:Libra Association


通过投资获得LIT的机构都可以作为Libra网路节点,而后期机构则可以通过持有Libra成为网络节点。所有的网络节点都可以指派一名代表参与Libra委员会当中,而Libra委员会中的代表又通过选举产生5-19名代表作为“董事会”成员,负责日常事务。

在治理方面,Libra的投票治理分为两层。第一层是在委员会层面的治理。持有LIT或者Libra的节点都拥有投票权,但是为了避免创始成员的影响力过大,初期通过购买LIT成为节点的机构最多只能拥有不超过1%的投票权。但是后期通过持有Libra的节点则不受此限制。这样的做法合理性在于,首先限制创始成员在委员会的权利;其次是将权力交给与Libra网络绑定较紧的节点(持有大量Libra)。

图表 4-2 治理结构





来源:TokenInsight


Libra对两种通证的定位,以及利用通证的数量变化来达成整个生态治理结构变化的设计有其独特的创新之处。LIT定位于早期合格投资机构,以及早期偏中心化的治理;而Libra定位于后期网络去中心化以后,更大范围的社区治理。

早期的Libra生态属于联盟链的形式,治理方式也较为中心化,但相较于其他项目,Libra的节点声誉相对更高,更加容易获得信任。而后期向去中心化过程的转换,其实是围绕着LIT与Libra两种通证的地位变化进行。委员会在Libra运行第五年时,会将20%的投票权交给持有Libra的节点,而非仅是持有LIT的投资人。一切关于Libra生态的重要决定,都需要在委员会中投票表决通过。

Libra对于委员会的设计类似于“同股不同权”,但同时又保证分红收益于“股”成正比。在不打击早期机构投资者热情的同时,努力保证生态的去中心化能够得以实现。

 
五. 行业发展的影响
 

Libra的出现,实际上也创造了许多投资机会以及新的商业机会。

首先便是目前许多机构正在尝试申请成为Libra的创始成员之一,但这一点的要求较高。简单来说,需要企业缴纳一千万美元用于购买LIT;此外对企业的财务要求,服务用户的要求也较高。其次是在各个地区成为Libra认证的机构,作为”中间商“负责Libra协会与用户的沟通媒介,主要工作便是根据市场的需求变化,调整Libra的流通量。第三个较大的需求是对Libra钱包的需求。

Facebook对Libra项目的发起,证明了数字通证化是未来趋势。不管从短期或长期来看,对于数字通证市场都是利好因素。特别是对于一些主流通证而言。Libra很有可能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启合法的法币与数字通证便捷渠道,侧面增加了如比特币等通证的流动性,使得比特币更容易让人人获取。从定位上说,比特币作为另类投资标的与Libra作为交换媒介的角色没有冲突。

比特币等通证正式开启了数字通证化的时代,USDT等一系列稳定币构建了数字通证与法币之间的兑换桥梁,而Libra则在稳定币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将这个范围扩大到不受地理位置限制。

最后,后续企业或联盟紧跟Facebook与Libra协会的步伐。不同通证之间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自由竞争之后什么样的通证会生存下来,谁又将会被淘汰。一场声势浩大的数字通证化进程正式开启。





  查看全部
libra-facebook.jpg

要点总结


Facebook在2019年6月18日正式发布了Libra项目白皮书,与此同时发布的还有技术文档、治理文档、Reserve文档等内容。目前市场上关于Libra的分析有很多,极端的看法把Libra的出现当成是“超主权国家货币”,是未来数字社会不同主权国家之间的“货币战争武器";同时也有不少看法认为Libra首先监管这道门槛都过不去,即使过去了也并不会是一场“革命"。而根据TokenInsight的研究,对于Facebook来说,发行Libra项目有四重原因:

1. 一场关于自我信任危机的“自我救赎”;

2. 作为资本市场公司逐利的一种本质行为;

3. 在未来数字通证化社会快速抢占“先发优势;

4. 扎克伯格本人对未来的憧憬。

但就其意义来说绝对不仅如此,Libra项目的发起仅仅是现代金融社会开启数字通证化的第一步。利用区块链技术,发展快速、安全、便捷以及低成本的金融服务已是必然趋势。此外,通证化的趋势也十分明显。Facebook只是目前巨头中开始尝试的首批公司,此后必然有越来越多的公司会发行符合自己商业模式以及业务特征的通证。这也使得关于这些通证的法律法规监管被迫必须尽快推出,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区块链的特性,导致法律监管框架不能再仅限于单个国家或地区内。更为全面,覆盖范围更管的监管框架在目前看来依然是必需。

Libra本身作为普惠金融的产品,能够由下至上为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人群提供便捷、简单的金融服务。但Libra的被动以及二元结构的管理极有可能造成Libra的“两个”价格。此外,用户使用Libra后产生的金融数据如何能够得到解决也是Facebook需要面对的问题。比起“做得到但不会去做”的承诺,“没有能力”获取用户隐私似乎才能真正帮助Facebook解决信任危机。

LIT通证背后代表的权益能够以更低的成本对联盟进行治理。而对于Libra来说,Libra和LIT的双通证设计使得Libra生态更加完整,便于治理。实际上Libra生态从中心化向去中心化转换的过程就是LIT与Libra两种通证”权力交替“的过程。关于LIT”同股不同权“的设计分散了早期投资机构的权利,同时又保证了其权益。

 
一. Libra简介
 

Libra非常类似于目前数字通证市场稳定币USDT,USDC,是一种“特殊稳定币”。与这些稳定币不同的是,Libra采用一篮子低风险、高流动性资产作为价值抵押品。实际上Libra更类似于IMF的“特别提款权SDR”,SDR的价值也是由一篮子货币支撑:美元、人民币、欧元、英镑、日元。

由于Libra基于区块链技术发行,因而也具有跨地域结算、低手续费、便捷、实时结算的功能。Libra的主要使命是在世界范围内为用户提供便捷的支付方式,特别是对于17亿没有无法享受到银行服务的人群。跨境支付是其重要目标之一。

在结构设计方面,Libra发行在独立的区块链上,由Libra协会负责维护。区块链上的节点负责记录交易,实现转账。Libra采用改进的BFT模式,机构参与网络作为验证节点。目前理论上(发起成员可以选择不作为节点)有28个节点参与,未来计划发展成100个。在更长远的未来,Libra还计划彻底开放网络,将目前的“联盟链”模式改进成为完全的公有链模式。

图表1-1 Libra与比特币、USDT的对比

201906271406581.jpg

来源:TokenInsight


由匿名性带来的隐私与信任进退两难局面

在匿名性方面,Libra采用的方式与比特币一致,都是伪匿名。这意味着Libra链上记录的交易记录只有用户的一串地址,并没有用户的真实身份。并且Libra也在其区块链中保证不会将链上交易记录与用户真实身份联系起来。但是与之稍有些悖论的地方是,用户在使用Calibra(Facebook推出的Libra钱包)需要通过KYC。这对于未来其他的合规钱包必然也是一样。也就是说,虽然Libra没有将用户的真实身份记录在链上,但依然(可能会)收集了用户的真实身份信息,同时也就能够将用户真实身份与链上交易联系起来。这一点也是众多用户对Libra产生质疑的其中一点。Facebook拥有旗下所有用户的社交、喜好信息,通过Libra又能够获得用户金融方面的信息,一旦连接起来,等于让用户完全在Facebook面前“裸奔”。虽然Facebook承诺不会这么做,但是实际上在泄露用户个人信息事件之前,Facebook也这么保证过。

另外一方面,虽然合规钱包必须要用户通过KYC,但必然有部分钱包商为了增加用户量,推出不需要KYC的服务。而且由于这一点的需求刚性,这种服务必然会屡禁不止。此外,即使是对于不需要KYC认证的钱包,用户自己保存私钥也是另外一个切实需要解决的痛点。这也是目前诸多去中心化的钱包商所面临的问题。为了账户的安全性,用户账户的私钥必然是一串又长又难记的无意义字符。在数字通证市场,即使是对于这种机制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的用户也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而对于Facebook来说,大部分普通用户并没有保管私钥的意识。由此Facebook便进入了一个两难的局面:

1. 帮助用户保管私钥-需要用户个人信息(邮箱、真实身份等)-用户不信任;

2. 用户自己保存私钥-教育用户成本过高-用户资产永久丢失。

 
二. Facebook的动机,问题以及通证化的未来


逐利本质的Facebook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Facebook发起Libra的一个重要原因是Facebook可以这么做。在Facebook的社交产品体系中,月活用户超过20亿,日活用户超过15亿。从社交的起点做支付,微信已经证明了这条道路的可行性。面对这么大的一块蛋糕,Facebook不动心也难。

Facebook几乎所有的利润都来自于广告业务。而广告业务的收入是依据用户数量以及转化率决定。截止到2018年底,Facebook的用户量达接近24亿。虽然用户量正在稳定上升,但是最终一定会到达上限,并且这个用户量的增速必然会减缓。另一方面,从转化率的角度,Facebook通过用户数据进行精准的广告投放从而提高转化率。但是由此引起的用户数据隐私问题也让Facebook股价遭受重创。Facebook面临的信任危机依然严重。

图表2-1 Facebook用户数量

201906271406582.jpg

来源:Statista


目前Facebook和Google在数字广告市场的占有率约为50%。虽然Facebook的广告业务仍然能够为其带来可观的利润,但是其他广告平台也不断发力,正在争夺市场。

图表2-2 数字广告市场份额分布

201906271406583.jpg

来源:eMarketer


通过Libra项目,Facebook能够在现有业务的基础上,找到新的突破口。Libra白皮书发布当天,市场的反应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图表2-3 Libra白皮书发布后Facebook与西联汇款股价变化

201906271406594.jpg

来源:Yahoo Finance


在Libra白皮书发布当天,Facebook股价开市上涨超过3%;而作为国际汇款巨头的西联汇款应声下跌2.8%。市场似乎对Libra项目十分看好。根据McKinsey的报告,2017年全球⽀付⾏业总收益已经达到1.9万亿美元。其中跨境汇款占据2%-8%(区域差距)。即使Libra在用户转账或提现(Libra兑换成法币)只收取极少数的费用,但是在这么大的体量面前依然是一笔巨大的收入。

Facebook本身就是资本下的产物,不管其承诺要如何为用户提供服务,其代表的始终是股东的利益。公司的逐利本质是Facebook在做几乎每一个决策时最核心的因素。


“信任危机迫使Facebook抓住Blockchain这颗“救命稻草”,但并不乐观

在过去的一年中,Facebook在用户数据隐私安全方面遭到了太多人的质疑。无视、窃取、出售用户隐私,甚至操纵美国大选。Facebook的股价也从最高的217美元跌至最低124美元,接近“腰斩”。而区块链能够从技术角度保护用户隐私。虽然所有链上数据公开,但是仅凭链上数据的信息,没有人能够准确判断出其线下真实的用户身份。比起“不会去做”,“做不到”似乎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Facebook的信任危机。

但“遗憾”的是,Calibra钱包需要用户进行KYC认证。此外,用户如果在Facebook的产品中使用Libra进行转账汇款,必然是在自己的Facebook的账户之上进行。这也就意味着其实Facebook掌握着用户的真实信息与使用Libra的匹配关系。即使Facebook已经保证,并且成立了子公司来独立参与运营,不会触碰用户的金融信息。但是比起“能做到但不会去做”的保证,似乎只有“从技术上根本做不到”才能够真正获取用户的信任。

所以从这一点来看,由于信任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Facebook的“历史”使得用户不会轻易相信其保证。重塑信任对于Facebook来说,任重道远。


监管风险依旧较大,存在被不同国家针对禁止的可能

毋庸置疑,Facebook在进行Libra项目之前必然在公司内部进行了大量论证,金融、法律界的人士专业意见肯定也做足了咨询工作。此外,Facebook还提前与监管部门接触,为Libra在合法合规的框架下运行做了充足的准备。这一点也是大多数人认为Libra能够通过的原因之一。

从趋势上来说,类似于Libra这样的项目一定会再次出现,即使Libra现在不通过,未来也一定会由其他项目合法合规运行。但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数字货币来说,由于金融基础设施程度不同,不同国家的监管机构往往采取不同的态度。一般来说,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控制金融风险的能力较强,因而对于金融创新较为宽容;但新兴经济体控制金融风险能力相对较弱,一般采取的措施都比较强硬。

作为Facebook产品用户量最大的地区之一,印度,对待数字货币的态度不算友好。此外,根据Coindesk的报道,Facebook并没有就Libra项目提前向印度央行寻求意见,也并没有做任何的申请。在印度,Facebook拥有4亿的WhatsApp用户。同时印度也是跨境支付的体量巨大的国家之一。另外一个Facebook用户量巨大的国家-巴西,对待数字货币的态度也同样没有那么友好。

此外,法国财政部长也明确表示,“不能让Libra发生,不可能让Libra变成一个‘主权货币’”,同时也呼吁G7央行共同重新审视Facebook的Libra项目。美国国会议员也已经呼吁叫停Libra项目。相对于这些意见,英国与美国SEC的意见相对较为友好,英国央行行长则表示可以给科技创新企业在央行开放一个隔夜存款账户。这就意味着将企业的地位提高到了银行同一级别,企业正式触碰到了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而SEC主席则表示,与Libra项目提前有所接触,认为Libra能够带来一定的正面效应,但同时也需要关注潜在风险。

数字货币监管本身就是一个难题。Libra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应用实际上是在倒逼各地区监管机构必须表态,若允许,在什么样的法律框架下执行;若反对,则同样需要相关的法律法规作为指导意见,明确在这个领域,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从这个角度讲,Facebook的Libra项目实际上在推动数字货币整个行业进步,而且这一步至关重要。

较为可能出现的情况是,部分国家(资本管制、对待数字货币不友好)会地区性的限制Libra在当地的使用;而其他国家则会允许其使用。但是长远来看,趋势已定的情况下,态度消极的国家也一定会迫于内部(民众对高效支付方式的需求)以及外部(跨境支付的需求)双重压力,逐渐放开,采纳Libra(或者其他类似的项目)。但这个时间周期可能较长。

说到底这其实是以Facebook为代表的巨头公司与政府机构之间的利益博弈。监管机构真正关心的其实是,此类项目是否有未被允许的套利行为存在。金融设施发达的国家,此类监管机构忽略的套利空间较小,即使出现弥补起来也较为容易;但是金融基础设施发展较弱的国家,套利空间极大。若不加以控制,以利益最大化驱动的企业与企业财团可能会将这个漏洞越撕越大,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


与其关心谁在Libra协会里面,不如看看谁没在Libra协会里面

在美国这样的社会中,大量法律法规,特别是金融领域,都可以放在不同利益团体博弈的环境下来理解。国家与国家之间只有永远的利益,放在内部的利益团体也是一样。

Facebook联合众多企业的目的主要有三个。一是希望获取更多用户的信任,让更多的企业为Libra背书;二是联合更多大型企业,组成联盟,获得更多的Bargaining Power;三是在地理范围内覆盖尽量多的国家和地区,在产品和服务方面尽可能多的覆盖用户的全方面需求。通过这样的方式,在未来可能发生对单独公司进行制裁时,联盟有可能提供更强的反击力度或者方式应对。

Facebook公布了第一批28个创始成员,大多数人注意力都放在哪些公司在联盟里。但是对比发现,有诸多重要的企业并没有在联盟之中。不在联盟之中并不代表Facebook没有与其沟通,相反,在创立联盟之时,Facebook必然尽可能地沟通足够多有影响力的公司,试图说服他们加入联盟。因而没有在联盟之中的公司,大概率是因为没有接受。

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以及所有的银行都没有在Libra联盟之中。苹果拥有自己的Apple Pay,虽然在返现高达10%的诱惑下,也没有抢占多少市场;谷歌拥有不输于Facebook的用户量,并且在数字广告的行业份额上也胜过Facebook;微软早已经与JPMorgan合作,负责运行和维护其区块链平台Quorum;亚马逊在区块链领域的布局也早早开始。此外,JPMorgan也在几个月前就发布了自己用于系统内部流通的稳定币JPM Coin。众多巨头企业在区块链的探索,以及通证化的探索无疑验证了数字通证化趋势的信号。

企业发行内部积分形式的先例已有很多,但积分的流通性较弱,应用场景较为单一并且由企业随意控制。用户更多地是将其看作一种“优惠”,而非流通的媒介。但利用区块链发行的通证,在流动性、结算、去中心化方面远远优于积分的形式。企业发行通证的形式目前看来有两种,一是单独企业发行,用户网络内部的流通。这种形式的优点在于相对来说难度较低,只需要单独企业决定即可。但是缺点也十分明显,单个企业的用户量不足,通证应用场景单一,从而导致通证流动性不足。第二种形式便是企业联合组成联盟,在联盟之内发行通证。这种通证根据联盟实力而定,若联盟中企业服务用户覆盖大量国家,使得通证的流通在地理范围内没有国家限制。这种通证就具有了“超越国家主权货币”的意义,进而其可能受到的监管力度也会较大,实行难度也较大。

与之而来的便会出现两个问题:

1. 这些通证之间是否会相互流通?

2. 不同企业或联盟发行的通证互相之间比的是什么?

不同企业或联盟发行的通证能够相互兑换流通是必然的情况。实际上美国区块链企业Circle与Coinbase联合成立的Centre正在致力于做这样的事情。从商业逻辑上,用户会使用到不同公司提供的不同商品和服务,用户存在不同公司发行通证互相转换的需求。在技术上,不同通证的流动性的提供依赖跨链技术实现。此外,交易所也将会是提供通证交换的场所之一;当然钱包也将会类似。用户体验更好的方式是在用户使用前端不需要过于繁琐的设计。综合来说,未来为这些公司发行的通证提供流动性将会是一个潜在的商业机会。

其次,企业或联盟发行的通证相较于现阶段存在的市场上的通证,能够提供真正的商品服务或是某种程度上的价值支撑。企业或联盟发行的通证目的一般是在其现有业务的基础上,利用通证作为购买其商品的媒介,为用户提供更加便捷、安全、高效的使用体验。此外,电子化通证的分布式特点,使得企业服务范围可以低成本扩大,大大降低企业的商务拓展成本。美国早期银行业出现过哈耶克在《货币非国家化》中描述的不同银行发行自己的信用货币景象。只是没想到在几十年后,不仅是银行,商业化公司也开始这样的尝试。但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发行的通证不会出现依靠自有信用发行通证的情况,“铸币权”暂时来看依旧只能由央行依靠国家信用掌握。而这些通证竞争的本质还是企业或联盟能够为用户提供商品与服务的价值。而通证的性质除了作为流通的媒介以外,还可以作为权益的证明。区块链通证的可编程性能够赋予其股权、债券又或者是介于二者之前的其他性质。

 
三. Libra Reserve与货币问题
 

Libra Reserve

Libra作为“类稳定币”,价值支撑依赖于背后的一篮子低风险资产。Libra成立了Libra协会管理Reserve资产。协会的核心目标是保证Libra的保值、稳定,从而能够被应用于交易媒介。


资金来源

Libra Reserve的资金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

1. 投资者通过购买Libra Investment Token(LIT)投入的法币资金;

2. 用户(通过机构)购买的Libra投入的法币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用户持有Libra不会收到任何的利息。而Libra协会则会将收到的资金用于资产配置,主要配置于低风险、低波动以及流动性较高的资产。满足这些特征的资产选择范围其实不大,主要是主权信用评级较高的国家货币以及部分短期债券。相较于银行赚取的是高底利息差,Libra协会赚取的是零利息“贷"给用户Libra与Reserve管理的利息差。

除了上述利息收入外,Libra协会的另外一个收入是用户转账或Libra与法币兑换过程中的手续费。相较于传统的国际汇款,Libra的支付方式利息一定极低。但是在极大用户量以及交易量的前提下,这也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Libra协会所有的收入在覆盖成本(包括运营成本和激励用户、商户使用Libra的成本支出)后,会根据LIT的持有量给初期投资者分红。


Libra的“两个价格”

Libra协会在管理Libra的方式上类似于央行到商业银行的二元结构。用户并不能直接向Libra协会兑换Libra或者赎回法币,而是必须通过Libra认证的机构进行。而Libra协会对于资金的管理完全是被动的方式进行。也就是说,Libra并不会主动调整市场Libra的数量(所谓“货币政策”),而是根据用户通过认证机构的反馈进行。但这种方式便会存在一个利差空间。

Libra的价格由其背后的一篮子资产加权决定。在背后资产没有变化时,Libra的“价格”也不会发生变化。而且在短时间内,在Libra协会眼中,Libra的价格也是固定的。但Libra实际的市场“价格”则是会根据市场价格产生波动。也就是说,在市场对Libra的需求产生变化时(如某个地区突然禁止或者允许Libra的使用,某个公司或者机构接受或拒绝Libra作为支付手段),短时间内Libra就会出现两个“价格 ”:Libra的“官方价”和“市场价”。而由于Libra采用被动管理,只能通过用户的需求,传到至认证机构才能够调节。这就使得认证机构在这个过程中存在利润空间,即在“市场价”较高时,低价向Libra协会兑换Libra然后高价卖给用户;反之则进行相反操作。


货币属性

从一篮子货币的角度看,Libra十分类似于IMF的SDR。但Libra的主要目的是作为用户日常使用时的支付结算手段。对比国家主权货币,Libra的应用范围不受地理位置限制,具有一定的“超主权国家货币”的性质。但目前来看,所谓“Facebook帝国”有些无稽之谈,Libra也不太可能会获得或者敢赋予自己“铸币权”。任何国家或地区的监管机构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由于满足Libra协会对Libra背后价值支撑的资产并不多,Libra Reserve中大部分资产将会是美元或美元债券。美元目前其实已经是世界货币,Libra的出现对于美元的地位不会产生任何挑战。因为目前看来,Libra仅仅是对美元增加的额外的需求,原则上没有对美元或者是其他背后法币的货币政策产生丝毫影响。

更可能的一点是,Libra的价值最终还是用美元衡量。作为支付手段,Libra的本意是成为其他商品服务甚至是法币的计价单位。但正如SDR的结果一样,试图成为美元以及其他货币的计价单位,但实际上还是利用美元来衡量其价值。也就是说用户不会用Libra衡量美元,而依然使用美元(或其他法币)来衡量Libra“值多少钱”。

其实比较值得关注的一点是,英格兰银行的表态,是否真的会为此类金融科技创新企业开放隔夜提款权。Libra又能够获得多少央行的认可,在央行开户进入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从而获得与银行一样的地位。一旦这种情况出现,Libra的未来将大不相同。


普惠金融,以及对其他国家货币的冲击

Libra声称自己要致力于为17亿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服务。这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群通过智能手机就能够使用Libra,这的确符合普惠金融的概念。但这些人群所在国家的金融系统,货币体系是否会收到冲击?

从最简单的货币数量上考虑:

MV=PQ

一但人民开始大量选择使用Libra而非本国货币,也就是改变了本国货币的流通速度V,商品总量Q不变,同时需要稳定物价,也就是P不变的情况下,必然要改变货币供应量M。一旦改变货币数量,也就影响了当地的货币政策。在失控的情况下,当地政府加以调整的难度更大。而这种情况一旦出现,最有可能出现的解决办法便是当地政府开始进行资本管制。Libra的普惠金融愿景也难以实现。

但是从市场经济考虑,如果有其他的选择,一个国家内最终使用货币作为支付手段完全是市场竞争的结果。在一些高通胀国家,Libra或许是解决问题的一个好办法。此外,在目前已经美元化的国家中,采用Libra或许是一个提高支付和结算效率的方式之一。

 
四. Libra Investment Token和协会治理
 

Libra生态往去中心化方向发展的过程,实际上依靠的便是LIT和Libra两种通证的“权力交替”过程;两者共同构建完整的Libra生态

在Libra的生态中,除了Libra之外,还有另外一种通证:Libra Investment Token, LIT。LIT目前只有满足Libra协会要求的机构才能通过投资换取。LIT的主要权益是在Libra协会中的投票权,也就是Libra生态的治理权;此外LIT的另外一个权益是Libra经营的收益分红权。

图表4-1 Libra协会的治理模式

201906271406595.jpg

来源:Libra Association


通过投资获得LIT的机构都可以作为Libra网路节点,而后期机构则可以通过持有Libra成为网络节点。所有的网络节点都可以指派一名代表参与Libra委员会当中,而Libra委员会中的代表又通过选举产生5-19名代表作为“董事会”成员,负责日常事务。

在治理方面,Libra的投票治理分为两层。第一层是在委员会层面的治理。持有LIT或者Libra的节点都拥有投票权,但是为了避免创始成员的影响力过大,初期通过购买LIT成为节点的机构最多只能拥有不超过1%的投票权。但是后期通过持有Libra的节点则不受此限制。这样的做法合理性在于,首先限制创始成员在委员会的权利;其次是将权力交给与Libra网络绑定较紧的节点(持有大量Libra)。

图表 4-2 治理结构

201906271406596.jpg

来源:TokenInsight


Libra对两种通证的定位,以及利用通证的数量变化来达成整个生态治理结构变化的设计有其独特的创新之处。LIT定位于早期合格投资机构,以及早期偏中心化的治理;而Libra定位于后期网络去中心化以后,更大范围的社区治理。

早期的Libra生态属于联盟链的形式,治理方式也较为中心化,但相较于其他项目,Libra的节点声誉相对更高,更加容易获得信任。而后期向去中心化过程的转换,其实是围绕着LIT与Libra两种通证的地位变化进行。委员会在Libra运行第五年时,会将20%的投票权交给持有Libra的节点,而非仅是持有LIT的投资人。一切关于Libra生态的重要决定,都需要在委员会中投票表决通过。

Libra对于委员会的设计类似于“同股不同权”,但同时又保证分红收益于“股”成正比。在不打击早期机构投资者热情的同时,努力保证生态的去中心化能够得以实现。

 
五. 行业发展的影响
 

Libra的出现,实际上也创造了许多投资机会以及新的商业机会。

首先便是目前许多机构正在尝试申请成为Libra的创始成员之一,但这一点的要求较高。简单来说,需要企业缴纳一千万美元用于购买LIT;此外对企业的财务要求,服务用户的要求也较高。其次是在各个地区成为Libra认证的机构,作为”中间商“负责Libra协会与用户的沟通媒介,主要工作便是根据市场的需求变化,调整Libra的流通量。第三个较大的需求是对Libra钱包的需求。

Facebook对Libra项目的发起,证明了数字通证化是未来趋势。不管从短期或长期来看,对于数字通证市场都是利好因素。特别是对于一些主流通证而言。Libra很有可能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启合法的法币与数字通证便捷渠道,侧面增加了如比特币等通证的流动性,使得比特币更容易让人人获取。从定位上说,比特币作为另类投资标的与Libra作为交换媒介的角色没有冲突。

比特币等通证正式开启了数字通证化的时代,USDT等一系列稳定币构建了数字通证与法币之间的兑换桥梁,而Libra则在稳定币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将这个范围扩大到不受地理位置限制。

最后,后续企业或联盟紧跟Facebook与Libra协会的步伐。不同通证之间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自由竞争之后什么样的通证会生存下来,谁又将会被淘汰。一场声势浩大的数字通证化进程正式开启。

201906271407007.jpg

 

与2017年牛市不同,这次你可能不会再见到1万美元的BTC

观点odaily 发表了文章 • 2019-06-26 11:06 • 来自相关话题

(Libra会增加大众对加密货币的信心)


近日,比特币(BTC)价格突破1万美元心理大关的阻碍,并在 6 月 22 日达到 1.1 万美元。目前,BTC价格始终保持在 1 万美元以上。我认为,BTC的价格走势反映出一个重要趋势:BTC 正被全球市场接受。

是什么推动了当前 BTC 价格的上扬?加密货币交易领域 99% 的人认为,是 2018 年的熊市已经结束。

我个人认为,此番 BTC 价格上涨与 2017 年末的牛市相比,还是有所不同的。通过我的观察,我也得到一个结论:现在是购买BTC的好时机,我们不会再看到 6 千、8 千乃至低于 1 万美元的 BTC 了。

在下文中,我将给出 4 个理由来论证这一结论。

 
1.散户资金与机构资金:价值储存争论
 

回想 2017 年,当 BTC 在当年 11 月突破 1 万美元大关时,媒体炒作开始萌生。

各家主流报纸纷纷刊登关于比特币崛起以及区块链到底是什么的文章,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大量比特币信息,随之而来的是各种关于加密货币的投资建议。

当主流社会学会如何购买比特币时,比特币的价格已经达到了 1.4 万美元;几天后,交易所开始接受这些人的 KYC(了解你的用户)认证,此时 BTC 达到 1.8 万美元。彼时交易所交易量剧增,以至于 Binance、Coinbase、Kraken 等交易平台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把这些新手的订单完全“消化”。

然而很不幸,当 BTC 达到近 2万美元之后开始下行,整个 2018 年也基本处于下跌态势。一些后入场的投资者成了“接盘侠”,不少人损失惨重。

之前主流社会还认为加密货币是巨大机遇,熊市的来临却打破了主流社会的信任。不少人投资亏损后感概,比特币波动太大,无法成为一种稳定的价值储存手段。

真相究竟如何,比特币真的不适合作为价值存储吗?

其实,只有在 2017 年牛市最后的疯狂阶段(年底)购买比特币,才是不明智的。在比特币 10 年的发展史上,这一不明智的购买期相比整个比特币的购买总时机不足 0.3%。






如上图所示,红框代表购买 BTC 的错误时机以及 2017 年牛市后期,蓝色背景代表比特币已有10多年的发展历史。

换句话说,在比特币存在的所有其他时期,当你考虑未来可能的回报时,购买比特币实际上是个好主意。

就拿上图来说,在 1.9 万美元附近购买 BTC 短期来看不是明智的。我们现在看觉得它不明智,只是因为 BTC 在达到 2 万美元后跌了下来。但如果 BTC 达到 2 万美元乃至更高,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明智之举呢?

比特币现在是、将来也是一种价值储存手段,这一观点目前也被金融机构广泛接受接受。如果说 2017 年的牛市是炒作和散户资金带动的,目前的价格上涨则更多的是机构资金的涌入,并且他们是长期的。

 
2.地缘政治环境
 

当前,国际政治气候越来越不稳定,紧张局势不断升级:中美贸易战、伊朗无人机事件、巴西民粹主义者选举以及恶性通胀国家阿根廷2019年的选举。

除此之外,委内瑞拉国内局势动荡,美国和委内瑞拉之间关系也持续紧张;法国以及其他欧洲国家,反对经济不平等的大规模游行抗议活动持续增加。

地缘政治的动荡,会造成何种后果?

几天前金价上涨 50 美元。就是一个明显的迹象。这也表明由于对美元的信心下降,金融机构和个人正在寻找安全的避风港来存放他们的资金。

可供人们选择的不仅仅是黄金,比特币正慢慢进入大众视野。尽管其具有较大的波动性,但仍被视为安全可靠的价值储存手段。

人们正在认识并接受它:比特币的底层网络无法被关闭;社区是开源的;价格将继续上涨。

虽然比特币成为世界级的数字货币支付手段的可能性不大,但它可能成为世界级的价值存储方式,在未来的科技领域可能取代黄金。

黄金目前市值 7 万亿美元,比特币市值只有 2000 亿美元。

虽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大量机构资金进入比特币以及以太坊生态系统,表明主流社会认可了加密货币,并为之亮起了绿灯,这也证明了加密货币具有较大的升值潜力。

 
3.Facebook入局加密领域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入局加密世界,对于比特币以及整个加密货币领域而言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在 Facebook 最近的白皮书中,使用了「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这两个词,并且伴随着铺天盖地的新闻宣传,进一步激发了主流社会的兴趣,并有可能对加密货币产生信任乃至最终接受。

设想一下,当 Facebook 的项目让加密货币真正发挥作用,这将有利于打破中心化的障碍,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到那时,Libra 可能将成为主流社会使用加密货币的一个重要工具。

卡巴斯基实验室(Kaspersky Labs) 在 2019 年 2 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约 13% 的人使用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方式。

该研究收集了来自 22 个不同国家的 12000 多名消费者的反馈。不过,该报告并未显示在真正需要加密支付的恶性通货膨胀国家,有多少人正在使用加密货币(后文会对一问题进行解析)。

Coinmap数据显示,自 2013 年 12 月以来,全球接受比特币的企业增加了 702%。

当数以百万计的用户开始使用 Facebook 和 Whatsapp 作为支付手段和价值储存手段时,在这些应用程序之外,其他支付手段的使用频率将迅速减少。一旦人们弄清楚用手机应用程序转账有多快、多安全、多容易,数百万人将使用 Facebook 而不是 PayPal 进行转账并最终步入数字银行时代,这些都要归功于 Facebook。

 
4.真正需要比特币的人数增加
 

推动加密货币价格增长、落地应用的另一股力量,来自于身处恶性通货膨胀国家或被政府冻结资产的人,并且这部分人的数量正在不断增长,无惧牛熊。

实际上,一部分阿根廷人购买比特币的时机,就是前文中所提及的不适合购买的时间点(0.3%)。但是,相比于本国货币,阿根廷人投资比特币的贬值幅度更低,保值效果更好。






Twitter用户Josu San Martin就说:“如果一名阿根廷人在 2017 年“史上最大泡沫”的最高点购买了比特币,他的境况肯定比把钱存在阿根廷银行账户要好。所以再告诉我一次,比特币是一种多么可怕的价值储存手段。”

来自coin.dance的数据表明,阿根廷每周比特币交易量持续上升,达到历史新高。这一趋势在委内瑞拉这样的国家不足为奇,它们都处于同样的恶性通货膨胀局势中。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线上、线下零售商在这些国家提供加密支付。事实上,南美北部的 BTC 接受热度图与六年前相比有了很大的不同。





(6年前)





(6年后)


目前,大量的法币还是通过一些国家的金融机构进入加密货币市场,但在 5 月 11 日有一笔 1400 万美元的法币从阿根廷进入市场。尽管这一数字与大机构资金相比微不足道,但未来这些数字会越来越多。

为什么?由于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委内瑞拉人、苏丹人、津巴布韦人甚至是土耳其人,都将会把一辈子的辛苦钱储存在一些无法被政府查封、审查的东西中。

现在Facebook会成为这些人的一个选择。但如果有一天,这群人最终发现 Facebook也不是个好选择——因为扎克伯格也可以没收或冻结他们的钱——此时,只有真正的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才能成为他们的金融避风港。

身处恶性通胀国家的人,更需要加密货币来实现价值储存。从逻辑上讲,随着这些人数量的增加,主流社会也会渐渐采用加密货币。

近期比特币突破 1 万美元,但由于上述原因以及动力,这次的牛市行情比 2017年更具可持续性。

我希望你能明白,购买比特币一直是个好主意。尽管加密时代已经来临,但在内心深处,我仍然希望加密货币能永葆青春、叛逆和不可预知。


编者按:本文来自Medium,作者 Lucien Lecarme,由Odaily星球日报秦晓峰编译、卢晓明编辑​ 查看全部
txgqnrgqbf7w7cai.jpeg!heading_.jpg

(Libra会增加大众对加密货币的信心)


近日,比特币(BTC)价格突破1万美元心理大关的阻碍,并在 6 月 22 日达到 1.1 万美元。目前,BTC价格始终保持在 1 万美元以上。我认为,BTC的价格走势反映出一个重要趋势:BTC 正被全球市场接受。

是什么推动了当前 BTC 价格的上扬?加密货币交易领域 99% 的人认为,是 2018 年的熊市已经结束。

我个人认为,此番 BTC 价格上涨与 2017 年末的牛市相比,还是有所不同的。通过我的观察,我也得到一个结论:现在是购买BTC的好时机,我们不会再看到 6 千、8 千乃至低于 1 万美元的 BTC 了。

在下文中,我将给出 4 个理由来论证这一结论。

 
1.散户资金与机构资金:价值储存争论
 

回想 2017 年,当 BTC 在当年 11 月突破 1 万美元大关时,媒体炒作开始萌生。

各家主流报纸纷纷刊登关于比特币崛起以及区块链到底是什么的文章,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大量比特币信息,随之而来的是各种关于加密货币的投资建议。

当主流社会学会如何购买比特币时,比特币的价格已经达到了 1.4 万美元;几天后,交易所开始接受这些人的 KYC(了解你的用户)认证,此时 BTC 达到 1.8 万美元。彼时交易所交易量剧增,以至于 Binance、Coinbase、Kraken 等交易平台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把这些新手的订单完全“消化”。

然而很不幸,当 BTC 达到近 2万美元之后开始下行,整个 2018 年也基本处于下跌态势。一些后入场的投资者成了“接盘侠”,不少人损失惨重。

之前主流社会还认为加密货币是巨大机遇,熊市的来临却打破了主流社会的信任。不少人投资亏损后感概,比特币波动太大,无法成为一种稳定的价值储存手段。

真相究竟如何,比特币真的不适合作为价值存储吗?

其实,只有在 2017 年牛市最后的疯狂阶段(年底)购买比特币,才是不明智的。在比特币 10 年的发展史上,这一不明智的购买期相比整个比特币的购买总时机不足 0.3%。

5lz0zpr4yizh2ozt.jpeg!heading_.jpg


如上图所示,红框代表购买 BTC 的错误时机以及 2017 年牛市后期,蓝色背景代表比特币已有10多年的发展历史。

换句话说,在比特币存在的所有其他时期,当你考虑未来可能的回报时,购买比特币实际上是个好主意。

就拿上图来说,在 1.9 万美元附近购买 BTC 短期来看不是明智的。我们现在看觉得它不明智,只是因为 BTC 在达到 2 万美元后跌了下来。但如果 BTC 达到 2 万美元乃至更高,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明智之举呢?

比特币现在是、将来也是一种价值储存手段,这一观点目前也被金融机构广泛接受接受。如果说 2017 年的牛市是炒作和散户资金带动的,目前的价格上涨则更多的是机构资金的涌入,并且他们是长期的。

 
2.地缘政治环境
 

当前,国际政治气候越来越不稳定,紧张局势不断升级:中美贸易战、伊朗无人机事件、巴西民粹主义者选举以及恶性通胀国家阿根廷2019年的选举。

除此之外,委内瑞拉国内局势动荡,美国和委内瑞拉之间关系也持续紧张;法国以及其他欧洲国家,反对经济不平等的大规模游行抗议活动持续增加。

地缘政治的动荡,会造成何种后果?

几天前金价上涨 50 美元。就是一个明显的迹象。这也表明由于对美元的信心下降,金融机构和个人正在寻找安全的避风港来存放他们的资金。

可供人们选择的不仅仅是黄金,比特币正慢慢进入大众视野。尽管其具有较大的波动性,但仍被视为安全可靠的价值储存手段。

人们正在认识并接受它:比特币的底层网络无法被关闭;社区是开源的;价格将继续上涨。

虽然比特币成为世界级的数字货币支付手段的可能性不大,但它可能成为世界级的价值存储方式,在未来的科技领域可能取代黄金。

黄金目前市值 7 万亿美元,比特币市值只有 2000 亿美元。

虽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大量机构资金进入比特币以及以太坊生态系统,表明主流社会认可了加密货币,并为之亮起了绿灯,这也证明了加密货币具有较大的升值潜力。

 
3.Facebook入局加密领域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入局加密世界,对于比特币以及整个加密货币领域而言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在 Facebook 最近的白皮书中,使用了「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这两个词,并且伴随着铺天盖地的新闻宣传,进一步激发了主流社会的兴趣,并有可能对加密货币产生信任乃至最终接受。

设想一下,当 Facebook 的项目让加密货币真正发挥作用,这将有利于打破中心化的障碍,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到那时,Libra 可能将成为主流社会使用加密货币的一个重要工具。

卡巴斯基实验室(Kaspersky Labs) 在 2019 年 2 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约 13% 的人使用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方式。

该研究收集了来自 22 个不同国家的 12000 多名消费者的反馈。不过,该报告并未显示在真正需要加密支付的恶性通货膨胀国家,有多少人正在使用加密货币(后文会对一问题进行解析)。

Coinmap数据显示,自 2013 年 12 月以来,全球接受比特币的企业增加了 702%。

当数以百万计的用户开始使用 Facebook 和 Whatsapp 作为支付手段和价值储存手段时,在这些应用程序之外,其他支付手段的使用频率将迅速减少。一旦人们弄清楚用手机应用程序转账有多快、多安全、多容易,数百万人将使用 Facebook 而不是 PayPal 进行转账并最终步入数字银行时代,这些都要归功于 Facebook。

 
4.真正需要比特币的人数增加
 

推动加密货币价格增长、落地应用的另一股力量,来自于身处恶性通货膨胀国家或被政府冻结资产的人,并且这部分人的数量正在不断增长,无惧牛熊。

实际上,一部分阿根廷人购买比特币的时机,就是前文中所提及的不适合购买的时间点(0.3%)。但是,相比于本国货币,阿根廷人投资比特币的贬值幅度更低,保值效果更好。

4ppzyz2pfiykwo57.jpeg!heading_.jpg


Twitter用户Josu San Martin就说:“如果一名阿根廷人在 2017 年“史上最大泡沫”的最高点购买了比特币,他的境况肯定比把钱存在阿根廷银行账户要好。所以再告诉我一次,比特币是一种多么可怕的价值储存手段。”

来自coin.dance的数据表明,阿根廷每周比特币交易量持续上升,达到历史新高。这一趋势在委内瑞拉这样的国家不足为奇,它们都处于同样的恶性通货膨胀局势中。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线上、线下零售商在这些国家提供加密支付。事实上,南美北部的 BTC 接受热度图与六年前相比有了很大的不同。

2a27xj06omkrc4c7.png!heading_.jpg

(6年前)

yxidspwdckd3lnq8.png!heading_.jpg

(6年后)


目前,大量的法币还是通过一些国家的金融机构进入加密货币市场,但在 5 月 11 日有一笔 1400 万美元的法币从阿根廷进入市场。尽管这一数字与大机构资金相比微不足道,但未来这些数字会越来越多。

为什么?由于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委内瑞拉人、苏丹人、津巴布韦人甚至是土耳其人,都将会把一辈子的辛苦钱储存在一些无法被政府查封、审查的东西中。

现在Facebook会成为这些人的一个选择。但如果有一天,这群人最终发现 Facebook也不是个好选择——因为扎克伯格也可以没收或冻结他们的钱——此时,只有真正的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才能成为他们的金融避风港。

身处恶性通胀国家的人,更需要加密货币来实现价值储存。从逻辑上讲,随着这些人数量的增加,主流社会也会渐渐采用加密货币。

近期比特币突破 1 万美元,但由于上述原因以及动力,这次的牛市行情比 2017年更具可持续性。

我希望你能明白,购买比特币一直是个好主意。尽管加密时代已经来临,但在内心深处,我仍然希望加密货币能永葆青春、叛逆和不可预知。


编者按:本文来自Medium,作者 Lucien Lecarme,由Odaily星球日报秦晓峰编译、卢晓明编辑​

Libra vs 以太坊:ETH 持有者们应该为之担忧吗?

项目unitimes 发表了文章 • 2019-06-21 11:46 • 来自相关话题

2019年6月18日,新成立不久的 Libra Association 协会发布了 Libra 白皮书 [1],该协会由一些金融和科技公司组成,这些公司将担任 Libra 区块链网络的验证者角色:该协会最初由 Facebook 牵头,并拥有包括 Uber 和 PayPal 等在内的27家企业组织。

Libra 协会认为他们创建的加密货币将优于当前已经存在的诸如以太坊等加密货币,他们给出的原因主要是:

    Libra 是一种波动性低的加密货币
    这种稳定币有着“真实的资产”储备支持
    Libra 区块链将使用一种称为 Move 的编程语言来实现智能合约功能


Libra 区块链的目标是在半中心化的状态下启动,这类似于 EOS 的 DPoS (委托权益证明) 共识机制 (目前 EOS 有21个验证节点)。然而,与 EOS 不同的是,Libra 协会计划在2020年将 Libra 区块链的验证节点数量增加到100个,然后在5年内 (那时达到数千个节点) 实现无需许可 (去中心化) 状态。

早期阶段,Facebook 将在发挥主导作用,并计划在未来将自己的影响力降低到与网络上任何其他节点相当的水平。

不过,随着之后 Libra 的 Calibra 钱包 [2] 的推出 (Calibra 为 Facebook 的子公司),Facebook 将在更广泛的生态系统中发挥关键作用。

但尽管如此,Libra 区块链本身确实是开源的,这为市场上的 Calibra 钱包的竞争对手打开了空间。尽管与其竞争可能很有挑战性,因为 Calibra 钱包将被整合到 Facebook 旗下的 WhatsApp、Instagram 和 Messenger 等封闭源平台中。

Mark Zuckerberg (Facebook 创始人兼CEO) 的目标是雄心勃勃的。该公司不仅“从头开始”创建一种加密货币和接口,而且 Libra 协会还将肩负管理该稳定币的法币储备的任务,随时都会面临全球监管的障碍。但这些挑战可能会得到很好的应对。Facebook 拥有的资源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区块链平台,这就将我们带向了 Libra 将如何影响以太坊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智能合约平台。


Libra vs 以太坊


许多主流媒体将 Libra 称为“比特币杀手”,这是一种对 Libra 在生态系统中所扮演的角色的错误认知。Libra 是一种稳定币 (这使得它没有投机价值),它目前是中心化的的,没有围绕其代码库的安全性保证,也没有抵御攻击的10年记录。此外,Libra 是由一篮子“真实资产”支持的,这对主流用户来说听起来很棒,但这是一个 bug,而不是一种特性——真实世界的资产需要真实世界的人来进行真实世界的审计。

更简单地说,“真实资产”是就像一连串的安全漏洞。比特币是其公共区块链的原生资产,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以极低的成本 (如果你愿意相信已经进行这些审计的数千个节点中的任何一个,则完全不需要成本) 对其进行审计。以太坊在这方面与比特币类似,因此Libra 并不能对以太坊构成短期威胁。

 
Libra 的情况


然而从长远来看,情况并不那么明朗。Libra 正在使用一种称为 Move 的定制编程语言开发一个智能合约平台。这种新语言的目标类似于以太坊的 Vyper 语言 [3],因为 Move 也试图通过自身设计来确保编写合约的安全性。很可能开发者将能够在 Libra 区块链上搭建去中心化金融应用程序 (DeFi apps),这些应用的运行方式将可能与当前在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应用相同。

Libra 区块链上也可能会有类似以太坊的 ERC-20 这样的代币标准,或者类似 ERC-721 这样的加密货币收藏品。在这方面,双方最大的区别就是用户基础:Libra 区块链上的开发者将能够即时访问潜在的数十亿日活用户,而以太坊只有数十万。这是一个地很大的吸引力,特别是对于那些想要在主流受众中创建能够带来盈利的 dApp 开发者们来说更是如此。

这里最大的问题是 (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从当前阶段来看,这些仅仅是可能性。Libra 的目标是每秒1,000 笔交易 (大约是 Visa 的一半),这需要 (根据目前的研究) Libra 平台高度的中心化。因为节点想要在每秒对如此庞大的交易量达成共识,那他们将需要使用普通用户无法获取的专用软件。

以太坊的核心开发者 Nick Johnson 也在 Libra 的技术白皮书中发现一个问题。






“Libra 承诺 app 可以‘从任何时间点读取任何数据,并使用统一框架验证该数据的完整性’。对于节点来说,这将是一场噩梦:每个节点实际上都必须是一个存档节点,这意味着将需要很大的存储容量。”
如果每个节点都存储区块链的整个历史,那么这些节点的存储容量将很快变得非常大。Libra 区块链达到每秒 1,000 笔交易的无需许可状态还有待实现,且 Libra 尚未明确表示他们将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以太坊的情况


最近的以太坊2.0实施者电话会议宣布 [4],以太坊2.0的创世区块 (genesis block) 将于2020年1月3日诞生。这将启动以太坊2.0区块链的阶段0 (也即信标链阶段),以太坊2.0新链将将能够改善网络的安全性、扩展性和去中心化程度,允许通过将该链分成很多个“分片”来提高网络每秒能够处理的交易量 (此外还有很多其他改变)。最值得注意的是,以太坊 2.0将引入一种新的共识机制——权益证明 (PoS),这将允许验证者通过将 ETH 质押存入一个存款合约而获得相应的利息收益。

虽然 Libra 区块链上的节点预计也能够获取该稳定币的法币储备所产生的利息,但以太坊的 staking 奖励将向全世界的所有人开放,且质押池 (staking pools) 能使整个 staking 过程更加简单。以太坊的这种开放性很可能将会吸引大量的验证者,进而提高整个网络的去中心化水平。

此外,ETH 是一种投机性资产。随着以太坊网络价值的增长,ETH 的价值也在增长。这对那些“参与游戏”的人有着强大的影响。持有 ETH 的开发者会因其对网络的贡献而间接获得奖励。此外,持有 ETH 资产的用户也会有效地成为以太坊区块链的营销工具,使以太坊的受关注度越来越高。

考虑到 Libra 稳定币缺乏投资价值,尤其是它将可以在资产之间毫无摩擦地进行流动,很难想象任何持有 Libra 代币的人会特别关注 Libra 的成功。不仅如此,Libra 还会发现其所具有的企业形象难以撼动,从而导致用户产生进一步的矛盾心理。相比之下,以太坊的愿景则更加引人注目,对那些参与其中的人来说,它有着潜在的巨大上行优势 (投资价值),而 Libra 并非如此。


微软和谷歌没有任何消息


微软(Microsoft)、亚马逊(Amazon)、谷歌(Google)和苹果(Apple)显然被排除在 Libra 协会成员名单之外。这些公司可能将 Facebook 的项目视为一种威胁,但迄今为止,它们对开发类似加密货币的兴趣或未来计划缄口不言。在未来的10年里,我们可能会看到像 Libra 这样的由多家公司支持的全球货币发挥作用,但同样有可能的是,以太坊已经建立的技术和开发者基础将被视为与 Libra 一较高下的答案。特别是谷歌和微软,它们已经为以太坊生态系统中做出了重大贡献,并很可能把目光投向以太坊这个公开的、抗制审查的、透明的区块链平台作为对 Libra 进入主流的回应。

 

[1]:https://libra.org/en-US/white-paper/#introduction[2]:https://calibra.com/

[3]:https://vyper.readthedocs.io/en/v0.1.0-beta.10/

[4]: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zspfej05lE&feature=youtu.be&t=2646


原文链接:https://ethereumprice.org/updates/libra-vs-ethereum/
作者 | Nick
编译 | Jhonny 查看全部
librafacebook.jpg

2019年6月18日,新成立不久的 Libra Association 协会发布了 Libra 白皮书 [1],该协会由一些金融和科技公司组成,这些公司将担任 Libra 区块链网络的验证者角色:该协会最初由 Facebook 牵头,并拥有包括 Uber 和 PayPal 等在内的27家企业组织。

Libra 协会认为他们创建的加密货币将优于当前已经存在的诸如以太坊等加密货币,他们给出的原因主要是:


    Libra 是一种波动性低的加密货币
    这种稳定币有着“真实的资产”储备支持
    Libra 区块链将使用一种称为 Move 的编程语言来实现智能合约功能



Libra 区块链的目标是在半中心化的状态下启动,这类似于 EOS 的 DPoS (委托权益证明) 共识机制 (目前 EOS 有21个验证节点)。然而,与 EOS 不同的是,Libra 协会计划在2020年将 Libra 区块链的验证节点数量增加到100个,然后在5年内 (那时达到数千个节点) 实现无需许可 (去中心化) 状态。

早期阶段,Facebook 将在发挥主导作用,并计划在未来将自己的影响力降低到与网络上任何其他节点相当的水平。

不过,随着之后 Libra 的 Calibra 钱包 [2] 的推出 (Calibra 为 Facebook 的子公司),Facebook 将在更广泛的生态系统中发挥关键作用。

但尽管如此,Libra 区块链本身确实是开源的,这为市场上的 Calibra 钱包的竞争对手打开了空间。尽管与其竞争可能很有挑战性,因为 Calibra 钱包将被整合到 Facebook 旗下的 WhatsApp、Instagram 和 Messenger 等封闭源平台中。

Mark Zuckerberg (Facebook 创始人兼CEO) 的目标是雄心勃勃的。该公司不仅“从头开始”创建一种加密货币和接口,而且 Libra 协会还将肩负管理该稳定币的法币储备的任务,随时都会面临全球监管的障碍。但这些挑战可能会得到很好的应对。Facebook 拥有的资源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区块链平台,这就将我们带向了 Libra 将如何影响以太坊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智能合约平台。


Libra vs 以太坊


许多主流媒体将 Libra 称为“比特币杀手”,这是一种对 Libra 在生态系统中所扮演的角色的错误认知。Libra 是一种稳定币 (这使得它没有投机价值),它目前是中心化的的,没有围绕其代码库的安全性保证,也没有抵御攻击的10年记录。此外,Libra 是由一篮子“真实资产”支持的,这对主流用户来说听起来很棒,但这是一个 bug,而不是一种特性——真实世界的资产需要真实世界的人来进行真实世界的审计。

更简单地说,“真实资产”是就像一连串的安全漏洞。比特币是其公共区块链的原生资产,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以极低的成本 (如果你愿意相信已经进行这些审计的数千个节点中的任何一个,则完全不需要成本) 对其进行审计。以太坊在这方面与比特币类似,因此Libra 并不能对以太坊构成短期威胁。

 
Libra 的情况


然而从长远来看,情况并不那么明朗。Libra 正在使用一种称为 Move 的定制编程语言开发一个智能合约平台。这种新语言的目标类似于以太坊的 Vyper 语言 [3],因为 Move 也试图通过自身设计来确保编写合约的安全性。很可能开发者将能够在 Libra 区块链上搭建去中心化金融应用程序 (DeFi apps),这些应用的运行方式将可能与当前在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应用相同。

Libra 区块链上也可能会有类似以太坊的 ERC-20 这样的代币标准,或者类似 ERC-721 这样的加密货币收藏品。在这方面,双方最大的区别就是用户基础:Libra 区块链上的开发者将能够即时访问潜在的数十亿日活用户,而以太坊只有数十万。这是一个地很大的吸引力,特别是对于那些想要在主流受众中创建能够带来盈利的 dApp 开发者们来说更是如此。

这里最大的问题是 (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从当前阶段来看,这些仅仅是可能性。Libra 的目标是每秒1,000 笔交易 (大约是 Visa 的一半),这需要 (根据目前的研究) Libra 平台高度的中心化。因为节点想要在每秒对如此庞大的交易量达成共识,那他们将需要使用普通用户无法获取的专用软件。

以太坊的核心开发者 Nick Johnson 也在 Libra 的技术白皮书中发现一个问题。

201906210732501.jpg


“Libra 承诺 app 可以‘从任何时间点读取任何数据,并使用统一框架验证该数据的完整性’。对于节点来说,这将是一场噩梦:每个节点实际上都必须是一个存档节点,这意味着将需要很大的存储容量。”
如果每个节点都存储区块链的整个历史,那么这些节点的存储容量将很快变得非常大。Libra 区块链达到每秒 1,000 笔交易的无需许可状态还有待实现,且 Libra 尚未明确表示他们将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以太坊的情况


最近的以太坊2.0实施者电话会议宣布 [4],以太坊2.0的创世区块 (genesis block) 将于2020年1月3日诞生。这将启动以太坊2.0区块链的阶段0 (也即信标链阶段),以太坊2.0新链将将能够改善网络的安全性、扩展性和去中心化程度,允许通过将该链分成很多个“分片”来提高网络每秒能够处理的交易量 (此外还有很多其他改变)。最值得注意的是,以太坊 2.0将引入一种新的共识机制——权益证明 (PoS),这将允许验证者通过将 ETH 质押存入一个存款合约而获得相应的利息收益。

虽然 Libra 区块链上的节点预计也能够获取该稳定币的法币储备所产生的利息,但以太坊的 staking 奖励将向全世界的所有人开放,且质押池 (staking pools) 能使整个 staking 过程更加简单。以太坊的这种开放性很可能将会吸引大量的验证者,进而提高整个网络的去中心化水平。

此外,ETH 是一种投机性资产。随着以太坊网络价值的增长,ETH 的价值也在增长。这对那些“参与游戏”的人有着强大的影响。持有 ETH 的开发者会因其对网络的贡献而间接获得奖励。此外,持有 ETH 资产的用户也会有效地成为以太坊区块链的营销工具,使以太坊的受关注度越来越高。

考虑到 Libra 稳定币缺乏投资价值,尤其是它将可以在资产之间毫无摩擦地进行流动,很难想象任何持有 Libra 代币的人会特别关注 Libra 的成功。不仅如此,Libra 还会发现其所具有的企业形象难以撼动,从而导致用户产生进一步的矛盾心理。相比之下,以太坊的愿景则更加引人注目,对那些参与其中的人来说,它有着潜在的巨大上行优势 (投资价值),而 Libra 并非如此。


微软和谷歌没有任何消息


微软(Microsoft)、亚马逊(Amazon)、谷歌(Google)和苹果(Apple)显然被排除在 Libra 协会成员名单之外。这些公司可能将 Facebook 的项目视为一种威胁,但迄今为止,它们对开发类似加密货币的兴趣或未来计划缄口不言。在未来的10年里,我们可能会看到像 Libra 这样的由多家公司支持的全球货币发挥作用,但同样有可能的是,以太坊已经建立的技术和开发者基础将被视为与 Libra 一较高下的答案。特别是谷歌和微软,它们已经为以太坊生态系统中做出了重大贡献,并很可能把目光投向以太坊这个公开的、抗制审查的、透明的区块链平台作为对 Libra 进入主流的回应。

 

[1]:https://libra.org/en-US/white-paper/#introduction[2]:https://calibra.com/

[3]:https://vyper.readthedocs.io/en/v0.1.0-beta.10/

[4]: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zspfej05lE&feature=youtu.be&t=2646


原文链接:https://ethereumprice.org/updates/libra-vs-ethereum/
作者 | Nick
编译 | Jhonny

12 个要点,了解 Facebook 数字货币听证会核心信息

资讯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


在 7 月 16 日进行的 「审查 Facebook 发行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顾虑」的 参议院听证会 中,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只有少部分议员发表了对于 Libra 技术创新的认可。会上部分议员还提到了很多关于 Facebook 之前泄露隐私的质疑,以及涉嫌操控 2016 年美国大选等尖锐问题,但由于 David Marcus 不是 Facebook 的 CEO 或 CFO,所以绝大多数回复都是比较官方或者尽可能回避了。

在 David Marcus 发表今早就 已公开的证词 之前,Sherrod Brown 议员就直接抨击 Facebook 公司的历史问题。他说 Facebook 宣称 Libra 希望将更开放的支付工具提供给更多人,但实际上 Facebook 自己只是一个通过算法控制用户能看到什么的平台,曾经还导致过各种社会和隐私问题,如何相信这样的平台来接管我们的交易账本呢?

在 David Marcus 的证词之后就是问答环节,以下是部分问题或者要点摘录:


1、Libra 协会是创立在瑞士的,那到底需不需要美国监管?

当然需要,而且会符合任何监管机构的要求。


2、那该由哪个机构应该来监管,在美国有太多监管机构了。

对于任何监管机构提出的合法监管需求,Libra 和 Calibra 都需要满足。


3、你是否愿意使用 Libra 支付你自己和团队的工资?

愿意。


4、因为 2008 年的金融危机很多大金融机构都倒闭了,如何确保 Libra 和 Calibra 不会倒闭?

通过 Libra 储备机制的保障。


5、如果创建 Calibra 账号的是危险人物怎么办?

在 Calibra 上使用,需要使用政府发行的证件认证,并执行反洗钱等措施。


6、关于 Libra 协会的融资情况,他提到了每个联盟成员都可以给 Libra 项目投入资金,而 Facebook 目前也未确认自己会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7、Microsoft 在 90 年代有个策略就是「拥抱、扩展再消灭」,Libra 是如何防止成为下一个 Microsoft 的 ? 

和当时的情况不一样,因为 Libra 的技术是开源的。


8、关于 Calibra 是否可以和第三方钱包数据共享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用户可以将私钥,数据,账本导出到第三方钱包中。


9、关于 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enger 是否可以内置第三方钱包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Facebook 的平台中不会内置第三方钱包,但可以使用 Calibra 转账给第三方钱包。


10、有个议员算是给加密货币托管商 Anchorage 做了个软广告,说了一大段话描述这家公司。Anchorage 是 Libra 协会的成员之一。


11、为什么选择在瑞士成立 Libra 协会,而不选择美国?

因为希望把 Libra 带给更多人,而且很多其他国际金融机构都选择了瑞士。


12、到底是谁对 libra 协会负责?

协会如何做决定?由 100 名成员选举出的 5-19 名人员组成的理事会。所有协会的提案都会是公开的,而且 100 名成员都有每人一票的投票权,Facebook 也一样。


来源:Examining Facebook’s Proposed Digital Currency and Data Privacy Considerations
整理:潘致雄 查看全部
everything-you-need-to-know-about-facebook-s-libra-cryptocurrency__485515_.jpg


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



在 7 月 16 日进行的 「审查 Facebook 发行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顾虑」的 参议院听证会 中,议员们与 Facebook 区块链项目 Libra 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主要讨论了监管、隐私、反洗钱、信任、垄断、协会运作机制等话题,只有少部分议员发表了对于 Libra 技术创新的认可。会上部分议员还提到了很多关于 Facebook 之前泄露隐私的质疑,以及涉嫌操控 2016 年美国大选等尖锐问题,但由于 David Marcus 不是 Facebook 的 CEO 或 CFO,所以绝大多数回复都是比较官方或者尽可能回避了。

在 David Marcus 发表今早就 已公开的证词 之前,Sherrod Brown 议员就直接抨击 Facebook 公司的历史问题。他说 Facebook 宣称 Libra 希望将更开放的支付工具提供给更多人,但实际上 Facebook 自己只是一个通过算法控制用户能看到什么的平台,曾经还导致过各种社会和隐私问题,如何相信这样的平台来接管我们的交易账本呢?

在 David Marcus 的证词之后就是问答环节,以下是部分问题或者要点摘录:


1、Libra 协会是创立在瑞士的,那到底需不需要美国监管?

当然需要,而且会符合任何监管机构的要求。


2、那该由哪个机构应该来监管,在美国有太多监管机构了。

对于任何监管机构提出的合法监管需求,Libra 和 Calibra 都需要满足。


3、你是否愿意使用 Libra 支付你自己和团队的工资?

愿意。


4、因为 2008 年的金融危机很多大金融机构都倒闭了,如何确保 Libra 和 Calibra 不会倒闭?

通过 Libra 储备机制的保障。


5、如果创建 Calibra 账号的是危险人物怎么办?

在 Calibra 上使用,需要使用政府发行的证件认证,并执行反洗钱等措施。


6、关于 Libra 协会的融资情况,他提到了每个联盟成员都可以给 Libra 项目投入资金,而 Facebook 目前也未确认自己会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7、Microsoft 在 90 年代有个策略就是「拥抱、扩展再消灭」,Libra 是如何防止成为下一个 Microsoft 的 ? 

和当时的情况不一样,因为 Libra 的技术是开源的。


8、关于 Calibra 是否可以和第三方钱包数据共享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用户可以将私钥,数据,账本导出到第三方钱包中。


9、关于 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enger 是否可以内置第三方钱包的问题中,David Marcus 表示Facebook 的平台中不会内置第三方钱包,但可以使用 Calibra 转账给第三方钱包。


10、有个议员算是给加密货币托管商 Anchorage 做了个软广告,说了一大段话描述这家公司。Anchorage 是 Libra 协会的成员之一。


11、为什么选择在瑞士成立 Libra 协会,而不选择美国?

因为希望把 Libra 带给更多人,而且很多其他国际金融机构都选择了瑞士。


12、到底是谁对 libra 协会负责?

协会如何做决定?由 100 名成员选举出的 5-19 名人员组成的理事会。所有协会的提案都会是公开的,而且 100 名成员都有每人一票的投票权,Facebook 也一样。


来源:Examining Facebook’s Proposed Digital Currency and Data Privacy Considerations
整理:潘致雄

不欢而散的Libra听证会,躺枪的币圈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在昨晚的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Facebook区块链负责人、Calibra首席执行官 David Marcus正面遭受了议员们的围攻,政客们称该公司是在“妄想”,是不可信的。

例如,参议员Sherrod Brown直言称:

    “一桩又一桩丑闻的发生,表明Facebook不值得我们信任。”



议员们认为,在Facebook推出新的商业模式之前,应首先清理一下自己的“房子”。

民主党副主席Sherrod Brown在听证会上表示:

    “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实验群众的银行账户?这太疯狂了!”



共和党参议员Martha McSally则直言说:

    “我不信任你们。”



四点担忧造成议员不信任Facebook Libra


纵观整场听证会,议员们对Facebook的不信任主要体现在这几个方面:

    历史遗留问题,Facebook之前拿客户隐私信息当交易筹码的丑闻所致;

    Facebook本身影响力过大,甚至有议员认为其本身是一个国家,而不是一家公司,因此并不希望看到Facebook扩大其影响力;

    关于如何解决Libra的隐私问题,Marcus的说法存在矛盾之处;

    Libra注册在瑞士,议员们希望是由美国监管层主导监管该项目,而目前Libra暂没有接受监管;



关于听证会的一些思考


似乎不难看出,监管层对Libra尚未有很好的了解,很多提问都可以在其白皮书中找到答案,议员们的担心也都无可厚非,而这次听证会的不欢而散,也在很多人的预料当中,但其也透露出了一个信号:短期Libra是很难发行的,其监管之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那是否意味着Libra就胎死腹中了呢?我觉得不会,正如Marcus在听证会上表示:

    “我相信,如果美国不在数字货币和支付领域引领创新,其他国家也会……”



Facebook找到了一个魔盒,而这个魔盒将会对世界产生颠覆性影响,而在此时此刻,全球各国的央行等机构都在摩拳擦掌。

监管层虽然并不喜欢Libra,但个人认为他们最终会迫于压力而对其放行,但这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Libra听证会过后,币圈躺枪


值得玩味的是,在听证会临近结束时,比特币市场价突然暴跌,根据qkl123.com提供的数据显示,比特币在北京时间16号23点45分左右开始跳水,至17日凌晨1点30跌至9511美元。





(数据来自:qkl123.com)


关于Libra与比特币之间,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直接联系,在部分币圈人士来看,Libra作为一种中心化的数字资产,其受到监管层的阻挠,更是凸显出了去中心化的比特币的价值。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是持有类似的观点,他们认为,Libra作为一种可信度更高的中心化稳定币,其或许可为币圈带来更多的入场资金及便利,而其难产无疑会降低参与者的预期,因此市场被砸盘了。

似乎两种解释都有一些道理,那是否还存在另一种解释呢?

在笔者看来,昨晚的行情,主要是由大资金机构在主导,以造成市场恐慌。





(市场恐慌度已达到今年1月份的水平)


而之后的阴跌便是其希望得到的结果,市场大跌,参与者们自然会去找各种原因,而听证会便是最好的一个解释,则市场更愿意相信这是利空消息。

但本质上,机构们并没有离场,而是在默默地收割……


文/洒脱喜 查看全部
congress-libra-social.jpg

在昨晚的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Facebook区块链负责人、Calibra首席执行官 David Marcus正面遭受了议员们的围攻,政客们称该公司是在“妄想”,是不可信的。

例如,参议员Sherrod Brown直言称:


    “一桩又一桩丑闻的发生,表明Facebook不值得我们信任。”




议员们认为,在Facebook推出新的商业模式之前,应首先清理一下自己的“房子”。

民主党副主席Sherrod Brown在听证会上表示:


    “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实验群众的银行账户?这太疯狂了!”




共和党参议员Martha McSally则直言说:


    “我不信任你们。”




四点担忧造成议员不信任Facebook Libra


纵观整场听证会,议员们对Facebook的不信任主要体现在这几个方面:


    历史遗留问题,Facebook之前拿客户隐私信息当交易筹码的丑闻所致;

    Facebook本身影响力过大,甚至有议员认为其本身是一个国家,而不是一家公司,因此并不希望看到Facebook扩大其影响力;

    关于如何解决Libra的隐私问题,Marcus的说法存在矛盾之处;

    Libra注册在瑞士,议员们希望是由美国监管层主导监管该项目,而目前Libra暂没有接受监管;




关于听证会的一些思考


似乎不难看出,监管层对Libra尚未有很好的了解,很多提问都可以在其白皮书中找到答案,议员们的担心也都无可厚非,而这次听证会的不欢而散,也在很多人的预料当中,但其也透露出了一个信号:短期Libra是很难发行的,其监管之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那是否意味着Libra就胎死腹中了呢?我觉得不会,正如Marcus在听证会上表示:


    “我相信,如果美国不在数字货币和支付领域引领创新,其他国家也会……”




Facebook找到了一个魔盒,而这个魔盒将会对世界产生颠覆性影响,而在此时此刻,全球各国的央行等机构都在摩拳擦掌。

监管层虽然并不喜欢Libra,但个人认为他们最终会迫于压力而对其放行,但这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Libra听证会过后,币圈躺枪


值得玩味的是,在听证会临近结束时,比特币市场价突然暴跌,根据qkl123.com提供的数据显示,比特币在北京时间16号23点45分左右开始跳水,至17日凌晨1点30跌至9511美元。

201907170315219032.jpg

(数据来自:qkl123.com)


关于Libra与比特币之间,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直接联系,在部分币圈人士来看,Libra作为一种中心化的数字资产,其受到监管层的阻挠,更是凸显出了去中心化的比特币的价值。

201907170321124870.jpg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是持有类似的观点,他们认为,Libra作为一种可信度更高的中心化稳定币,其或许可为币圈带来更多的入场资金及便利,而其难产无疑会降低参与者的预期,因此市场被砸盘了。

似乎两种解释都有一些道理,那是否还存在另一种解释呢?

在笔者看来,昨晚的行情,主要是由大资金机构在主导,以造成市场恐慌。

201907170437124423.jpg

(市场恐慌度已达到今年1月份的水平)


而之后的阴跌便是其希望得到的结果,市场大跌,参与者们自然会去找各种原因,而听证会便是最好的一个解释,则市场更愿意相信这是利空消息。

但本质上,机构们并没有离场,而是在默默地收割……


文/洒脱喜

Libra V.S.美国国会,新货币战争硝烟起

资讯xcong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虽然Libra官方此前从未踏足美国国会一步,但它的名字已经在过去一周无数次在这里被提起。而今天,双方正式交锋了。

美东时间7月16日上午10点,在Libra白皮书发布的28天之后,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做客国会山,接受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质询。


美国立法者关心什么?


审查Facebook提出的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这是美国参议院委员会对于Libra关注的焦点。

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向Libra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美国是否应该带头制定规则,对以Libra为代表的数字货币进行监督?

此外,委员会副主席Sherrod Brwon也提出质疑,如果说Facebook过往一系列的不良行为(利益熏心、操纵网民情绪)已经让人们大失所望,那么为何还要让它把手伸入人们的银行账户?他还尖锐地指出,Facebook有滥用用户数据的历史,用户还会相信Facebook发币吗?

委员会主席Mike Crapo则发问称,为什么Libra将总部设立在瑞士日内瓦,而非美国境内?






参议院此前认为,由于Libra用户的身份不可验证,且无法规审查这些交易,那么Libra将面临洗钱、恐怖主义融资、欺诈、逃税等一系列问题。这一处于灰色地带的特性,让Libra从一开始就带有“原罪”色彩。

而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其他问题还是Libra的各种细节,包括:作为加密货币交易,如何处理被盗的风险?Libra工作人员的全部工资是否以Libra支付?作为支付工具的Libra,其付款数据是否会被商业化利用?


Libra如何回应?







作为Libra负责人,Marcus表示,在正式推出Libra之前会和美国和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进行充分合作;而他也重申,Libra不会逃避任何监管。

Marcus希望人们可以相信Libra,目前在上线前,也正在与美国监管机构合作。

“如果人们可以更安全、更容易地通过智能手机接收汇款,这就是Libra的应用场景。如果美国不引领数字货币的创新,其他国家就会抢在美国之前完成它。”

针对Libra选择瑞士作为总部一事,Marcus表示,这是因为Libra希望与世贸组织以及国际清算银行在同一地;至于美国,Libra也将会注册FinCEN(美国金融犯罪与执法网络)。

此外,Marcus称,未来Libra产生的数据不会被用于商业化,并愿意自己的资产都转化为Libra加密货币,而Libra一对一的资金储备属性,能够保证其价值的稳定,不会控制Libra的供应量。

他还表示,Libra不仅拥有KYC和电子邮件认证程序,还拥有强大的认证程序,以及及时的内部沟通;Facebook目前尚未决定会在Libra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Libra将附带消费者保护,我们也将尽最大努力解决这类索赔问题,并通过我们的客户服务来解决这些问题。

Libra将由储备支持,我们随时准备在客户支持方面投入巨资,只为提供帐户保护,防止欺诈。

Libra还将支持1:1储备,我们的用户在开设Libra账户时需要政府给予的ID,且需要通过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认证等要求。

Marcus也坦言,Libra的确需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才能赢得人们的信任;同时强调,Libra用户并非匿名。

其实在听证会前一天(7月15日),Marcus就按照国会惯例公布了书面证词。






根据该证词,Marcus对Libra项目及其整个生态系统进行了介绍和说明。他说,Libra的目标是开发出一种安全、低成本的方式,让人们有效地在世界各地转移资金,从而成为当前金融系统的替代方案。

Libra是一种支付工具,而不是一种投资。人们不会像购买股票或债券那样购买它来持有,并期望它能支付收入或增加价值。相反,Libra更像现金。例如,人们会用它给其他国家的家庭成员寄钱,或者买东西。

Libra无意与任何主权货币竞争,或进入货币政策领域。Libra协会将与美联储和其他中央银行合作,确保Libra不与主权货币竞争或干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仍属于中央银行的范畴。

Marcus称,从现在到将来正式推出的这段时间里,是一个开放的过程,并受到监督和审查。Facebook也预计,这将是金融科技历史上,监管机构和各国央行将进行的一次最广泛、最谨慎的“产品上市前”监管。

Marcus同时强调,在完全解决了监管方面的顾虑并获得了适当的批准前,Facebook不会冒然推出Libra数字加密货币。


新货币战争打响了吗?


早在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 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包括 Waters 在内的五名成员向 Facebook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递交了一封信,信中呼吁暂停虚拟货币 Libra 的发展;与此同时,金融服务委员会及其附属小组委员会举行听证会,确定它将如何运作,以及将采取何种保护措施来保护用户隐私。






而美国监管的步伐明显加快。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已经起草了一项名为“科技巨头远离金融法案”的法案,旨在防止科技巨头成为金融机构;其还试图禁止这些公司“建立、维护或运营数字资产,这里提到的数字资产可被用作美联储理事会所定义的交易媒介、账户单位和价值存储”。

值得一提的是,这份法案草案出现的时间非常微妙,几天后关于科技巨头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的听证会就将举行。

根据草案,任何年度全球收入超过250亿美元且主要从事提供在线公共市场、交易所或第三方平台业务的科技公司都将遭到禁止。违反该法案的任何一项都会招致每日100万美元的罚款。

对于Libra的监管,也一定是建立在其潜在风险之上。

特朗普上周在其社交媒体上表示,不受监管的数字资产还会助长贩毒等非法行为;自己不是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追捧者,数字货币并非货币,它们的价格波动剧烈,且毫无价值基础。在他看来,在美国只有一种真正的货币,那就是美元。

此外,特朗普称,Facebook近期计划发行的数字货币Libra根本不可靠。他认为,如果Facebook和其他公司想要如同银行一样,就必须为这些虚拟的数字货币寻求银行执照,“并像其它银行一样遵守国内和国际上的所有银行监管法规。 ”






当日稍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的半年度听证时也重申,Facebook计划发行的加密数字货币Libra引发对数据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和金融稳定性等多重担忧。这需要细致入微、耐心地评估相关风险,耗时可能会超过12个月。






本周,美国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也加入质疑Libra的大军,称加密货币是为骗子准备的。他表示,非常担心Libra和其他虚拟货币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并誓言一旦发现参与洗钱和其他非法活动的不法分子,财政部将予以打击。同时,他还表示,“我们不会允许数字资产服务提供商在阴影下运作。”






美国财经频道CNBC主持人Ran NeuNer在Libra听证期间表示,这次听证会是关于Facebook的,而不是关于加密货币的,国会讨厌Facebook。






的确,美国国会两党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同仇敌忾地面向同一个对手了。

 
作者 | 胡琛 查看全部
201907170732461.jpg

虽然Libra官方此前从未踏足美国国会一步,但它的名字已经在过去一周无数次在这里被提起。而今天,双方正式交锋了。

美东时间7月16日上午10点,在Libra白皮书发布的28天之后,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做客国会山,接受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质询。


美国立法者关心什么?


审查Facebook提出的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这是美国参议院委员会对于Libra关注的焦点。

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向Libra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美国是否应该带头制定规则,对以Libra为代表的数字货币进行监督?

此外,委员会副主席Sherrod Brwon也提出质疑,如果说Facebook过往一系列的不良行为(利益熏心、操纵网民情绪)已经让人们大失所望,那么为何还要让它把手伸入人们的银行账户?他还尖锐地指出,Facebook有滥用用户数据的历史,用户还会相信Facebook发币吗?

委员会主席Mike Crapo则发问称,为什么Libra将总部设立在瑞士日内瓦,而非美国境内?

201907170732472.jpg


参议院此前认为,由于Libra用户的身份不可验证,且无法规审查这些交易,那么Libra将面临洗钱、恐怖主义融资、欺诈、逃税等一系列问题。这一处于灰色地带的特性,让Libra从一开始就带有“原罪”色彩。

而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其他问题还是Libra的各种细节,包括:作为加密货币交易,如何处理被盗的风险?Libra工作人员的全部工资是否以Libra支付?作为支付工具的Libra,其付款数据是否会被商业化利用?


Libra如何回应?


201907170732473.jpg


作为Libra负责人,Marcus表示,在正式推出Libra之前会和美国和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进行充分合作;而他也重申,Libra不会逃避任何监管。

Marcus希望人们可以相信Libra,目前在上线前,也正在与美国监管机构合作。

“如果人们可以更安全、更容易地通过智能手机接收汇款,这就是Libra的应用场景。如果美国不引领数字货币的创新,其他国家就会抢在美国之前完成它。”

针对Libra选择瑞士作为总部一事,Marcus表示,这是因为Libra希望与世贸组织以及国际清算银行在同一地;至于美国,Libra也将会注册FinCEN(美国金融犯罪与执法网络)。

此外,Marcus称,未来Libra产生的数据不会被用于商业化,并愿意自己的资产都转化为Libra加密货币,而Libra一对一的资金储备属性,能够保证其价值的稳定,不会控制Libra的供应量。

他还表示,Libra不仅拥有KYC和电子邮件认证程序,还拥有强大的认证程序,以及及时的内部沟通;Facebook目前尚未决定会在Libra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Libra将附带消费者保护,我们也将尽最大努力解决这类索赔问题,并通过我们的客户服务来解决这些问题。

Libra将由储备支持,我们随时准备在客户支持方面投入巨资,只为提供帐户保护,防止欺诈。

Libra还将支持1:1储备,我们的用户在开设Libra账户时需要政府给予的ID,且需要通过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认证等要求。

Marcus也坦言,Libra的确需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才能赢得人们的信任;同时强调,Libra用户并非匿名。

其实在听证会前一天(7月15日),Marcus就按照国会惯例公布了书面证词。

201907170732474.jpeg


根据该证词,Marcus对Libra项目及其整个生态系统进行了介绍和说明。他说,Libra的目标是开发出一种安全、低成本的方式,让人们有效地在世界各地转移资金,从而成为当前金融系统的替代方案。

Libra是一种支付工具,而不是一种投资。人们不会像购买股票或债券那样购买它来持有,并期望它能支付收入或增加价值。相反,Libra更像现金。例如,人们会用它给其他国家的家庭成员寄钱,或者买东西。

Libra无意与任何主权货币竞争,或进入货币政策领域。Libra协会将与美联储和其他中央银行合作,确保Libra不与主权货币竞争或干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仍属于中央银行的范畴。

Marcus称,从现在到将来正式推出的这段时间里,是一个开放的过程,并受到监督和审查。Facebook也预计,这将是金融科技历史上,监管机构和各国央行将进行的一次最广泛、最谨慎的“产品上市前”监管。

Marcus同时强调,在完全解决了监管方面的顾虑并获得了适当的批准前,Facebook不会冒然推出Libra数字加密货币。


新货币战争打响了吗?


早在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 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包括 Waters 在内的五名成员向 Facebook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递交了一封信,信中呼吁暂停虚拟货币 Libra 的发展;与此同时,金融服务委员会及其附属小组委员会举行听证会,确定它将如何运作,以及将采取何种保护措施来保护用户隐私。

201907170732485.jpg


而美国监管的步伐明显加快。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已经起草了一项名为“科技巨头远离金融法案”的法案,旨在防止科技巨头成为金融机构;其还试图禁止这些公司“建立、维护或运营数字资产,这里提到的数字资产可被用作美联储理事会所定义的交易媒介、账户单位和价值存储”。

值得一提的是,这份法案草案出现的时间非常微妙,几天后关于科技巨头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的听证会就将举行。

根据草案,任何年度全球收入超过250亿美元且主要从事提供在线公共市场、交易所或第三方平台业务的科技公司都将遭到禁止。违反该法案的任何一项都会招致每日100万美元的罚款。

对于Libra的监管,也一定是建立在其潜在风险之上。

特朗普上周在其社交媒体上表示,不受监管的数字资产还会助长贩毒等非法行为;自己不是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追捧者,数字货币并非货币,它们的价格波动剧烈,且毫无价值基础。在他看来,在美国只有一种真正的货币,那就是美元。

此外,特朗普称,Facebook近期计划发行的数字货币Libra根本不可靠。他认为,如果Facebook和其他公司想要如同银行一样,就必须为这些虚拟的数字货币寻求银行执照,“并像其它银行一样遵守国内和国际上的所有银行监管法规。 ”

201907170732486.jpeg


当日稍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的半年度听证时也重申,Facebook计划发行的加密数字货币Libra引发对数据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和金融稳定性等多重担忧。这需要细致入微、耐心地评估相关风险,耗时可能会超过12个月。

201907170732497.jpg


本周,美国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也加入质疑Libra的大军,称加密货币是为骗子准备的。他表示,非常担心Libra和其他虚拟货币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并誓言一旦发现参与洗钱和其他非法活动的不法分子,财政部将予以打击。同时,他还表示,“我们不会允许数字资产服务提供商在阴影下运作。”

201907170732498.jpg


美国财经频道CNBC主持人Ran NeuNer在Libra听证期间表示,这次听证会是关于Facebook的,而不是关于加密货币的,国会讨厌Facebook。

201907170732499.jpeg


的确,美国国会两党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同仇敌忾地面向同一个对手了。

 
作者 | 胡琛

那些听证会上David Marcus回避的问题

资讯onchain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对一些尖锐问题避而不谈。

据Techcrunch报道,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避开了以下问题:

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MikeCrapo提问:Facebook是否会收集从Facebook 端口进入购物页面通过Calibra交易的数据? 例如当用户通过Facebook页面发现心仪的产品后,通过Calibra钱包进行交易,这些数据是否会被收集?

Libra负责人Marcus只提到Facebook会为用户提供多种选项进行支付渠道,例如信用卡,借记卡,其他钱包以及Calibra钱包。这可能意味着即使Facebook不知道某用户的Calibra钱包里有多少资产或交易纪录,但它可能能获取用户支付数额,以及在Facebook以及其旗下的社交网站发生的交易数额。

参议员Till提问:“Facebook在构建天秤座Libra项目中投了多少资金?”

Marcus并未正面回答该问题,他表示:“Facebook和Calibra并没有明确计划将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当参议员Toomey问道:“如果Libra天秤座委员会会向成员支付利息,为什么它被视为非营利组织。”Marcus也没有正面回复。

参议员Menendez:“如果发现恐怖组织通过天秤座Libra系统转账,天秤座Libra委员会是否会冻结他们的资产?”

Marcus表示,Calibra和储存用户加密货币Libra天秤座的钱包可以做到这一点,并且可以阻止他们将Libra天秤座转换成法币。但并未提到,Libra天秤座委员会可能无法阻止恐怖组织通过非保管钱包转移资产。

参议员Sinema提问:“如果一名巴基斯坦开发商通过泰国交易所和西班牙钱包盗取一名亚利桑那人的加密货币Libra,美国公民是否有权获得保护以和赔偿?”

Marcus回应道:“美国公民可以使用受到美国保护的Libra天秤座钱包,Libra天秤座委员会也会竭力向用户普及如何避免上当受骗。但是Sinema认为:“如果Libra的设立理念是帮助那些受教育程度较低,收入不高的群体进入金融系统,他们受到诈骗者的影响可能性较高。”


作者:LornaQ 查看全部
1.-Libra-1200x694_.jpg

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对一些尖锐问题避而不谈。

据Techcrunch报道,在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以及其数据隐私》的听证会上,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避开了以下问题:

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MikeCrapo提问:Facebook是否会收集从Facebook 端口进入购物页面通过Calibra交易的数据? 例如当用户通过Facebook页面发现心仪的产品后,通过Calibra钱包进行交易,这些数据是否会被收集?

Libra负责人Marcus只提到Facebook会为用户提供多种选项进行支付渠道,例如信用卡,借记卡,其他钱包以及Calibra钱包。这可能意味着即使Facebook不知道某用户的Calibra钱包里有多少资产或交易纪录,但它可能能获取用户支付数额,以及在Facebook以及其旗下的社交网站发生的交易数额。

参议员Till提问:“Facebook在构建天秤座Libra项目中投了多少资金?”

Marcus并未正面回答该问题,他表示:“Facebook和Calibra并没有明确计划将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

当参议员Toomey问道:“如果Libra天秤座委员会会向成员支付利息,为什么它被视为非营利组织。”Marcus也没有正面回复。

参议员Menendez:“如果发现恐怖组织通过天秤座Libra系统转账,天秤座Libra委员会是否会冻结他们的资产?”

Marcus表示,Calibra和储存用户加密货币Libra天秤座的钱包可以做到这一点,并且可以阻止他们将Libra天秤座转换成法币。但并未提到,Libra天秤座委员会可能无法阻止恐怖组织通过非保管钱包转移资产。

参议员Sinema提问:“如果一名巴基斯坦开发商通过泰国交易所和西班牙钱包盗取一名亚利桑那人的加密货币Libra,美国公民是否有权获得保护以和赔偿?”

Marcus回应道:“美国公民可以使用受到美国保护的Libra天秤座钱包,Libra天秤座委员会也会竭力向用户普及如何避免上当受骗。但是Sinema认为:“如果Libra的设立理念是帮助那些受教育程度较低,收入不高的群体进入金融系统,他们受到诈骗者的影响可能性较高。”


作者:LornaQ

Libra听证会火药十足:监管方难以信任Facebook

资讯guigumitan 发表了文章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David Marcus在听证会上,图自TechCrunch)


继去年扎克伯格被美国国会议员们就 Facebook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暴露的数据滥用问题“轮番轰炸”之后,今天,Facebook 又被“传召” 了。

这一次,Libra 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问题成为听证会的主题。

6月18日,随着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币圈最重量级的玩家进场了。这样的大动作,自然逃不过美国监管者警惕的目光。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美东时间 7 月16 日上午 10 点,“Libra 之父”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回答了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一系列尖锐提问。


听证会现场:火力十足、气氛紧张


听证会现场的氛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议员们公开表达了 “Facebook很危险”、“没有人喜欢扎克伯格”、“这里没有人愿意再信任你们”、“Facebook进入支付就是为了让一个已经太过强大的公司变得更强大” 等言辞一再出现。议员们向马库斯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

    鉴于 Facebook 以往已经有着多次肆意操纵用户隐私数据、枉顾新闻专业主义,操纵用户情绪来卖广告等“黑历史”,凭什么现在你来做最需要信任的金融支付之时,要求我们继续信任你?以往你们承诺要努力解决的问题哪一个真正解决了呢?如果你信任Libra,你个人愿意把自己所有资产和薪水都放到上面吗?

    为什么把 Libra 总部放到瑞士而不是美国?Libra 如何有效保护消费者数据,如何应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欺诈和盗用等问题?尤其是 Libra 是跨国界的,如果诈骗者是来自西班牙的,诈骗后果是在另一个国家,你们要遵守哪个国家的法律来保护用户?用户要打电话给哪个法律部门?

    Facebook会允许其他数字钱包在平台上的使用吗?如何处理竞争者关系?

    Libra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委员会到底是哪些人在负责?



面对一个个质疑,马库斯的回答总基调延续了听证会前一天公布的证词里总结的:Libra 将遵守所有美国法规,在美国立法者的担忧得到解决之前不会发币。具体回答如下:

信任问题。人们不必信任Facebook,因为它只是现有 28 个 Libra 基金会成员中的一员,以后可能只是 100 个或更多的理事会成员中的一个。Facebook 只有一票投票权,Libra 建立在开源系统之上,Facebook 不想、也不会控制它。





(现有的Libra基金会的28个成员)


不仅如此,马库斯还表示,愿意将个人资产和薪水都放在 Libra 上,以示对该系统的信任。

此外,马库斯从头到尾多次重复给出的,其他应该信任Facebook做这件事的理由是:

“Facebook选择做这件事,不仅是因为它有资源和能力来做,还因为它认为Libra可以对世界有益。试想一个身处他国的女儿要给母亲汇款,如今要付高昂的转账费用,用的时间还很久。而Libra可以让人们不管身处哪里,都可以用手机迅速、安全、低成本的转钱”。

马库斯还认为,数字货币已经是大趋势,美国在实时支付领域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再主动加入和反应的话,就会冒着在区块链技术竞争上落后的风险,其他国家就会崛起,美国就会继续落后。

Libra 的好处不仅于此,马库斯还认为,Libra “能更好地帮助 Facebook 现有平台上的 9000 多万商业用户降低支付成本,从而创造更多工作”。

监管和用户数据保护 | “Libra基金会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绝对不是为了逃避任何责任,绝不是为了逃避美国法规 ... 尽管它确实在瑞士注册,但它也是在 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管理下注册的”。

至于为什么要注册在瑞士?马库斯的回答是,因为瑞士 “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优势... 世贸组织、国际清算银行都在瑞士。

同时马库斯也强调,Libra 不会在解决美国监管当局的忧虑之前发布,美国应该引领世界数字货币的规则制定。

是否会被用于洗钱乃至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 | “Libra不是一个匿名数字货币,用户不是匿名的,要使用它的数字钱包服务,用户需要上传政府支持的真实身份认证文件,Libra正在跟美国FinCEN (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Libra 协会不能接触到消费用户。Libra系统本身会有高标准的安全编码,如何使用数字货币的金融教育和共识原则也会嵌入到 Libra。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直接销售或直接货币化用户的数据并非“故意为之”,如果它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则会要求用户同意为此目的而使用数据。

商业模式与是否垄断 | Libra 的收入主要会来自两方面:一,Facebook上现有平台上的 9000多万商业用户的支付链条更快捷和低成本带来的平台收益;二,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产生的收益。

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虽然和其它钱包存在竞争关系,但它将会为用户提供多种支付选项,包括信用卡和银行卡。Calibra 将具有互操作性,因此用户可以与其他钱包来回发送资金,数据将具有可移植性,因此用户可以完全切换到竞争对手。

但马库斯同时也表示,在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中,Facebook 只会选择集成自己的Calibra加密货币钱包,并拒绝在其中嵌入竞争钱包。考虑到Facebook各类应用的庞大用户基数,这一独家性,可以使 Calibra 比银行、PayPal、Coinbase 或任何其他潜在的钱包开发商更有优势。

 
Facebook 还值得再被信任吗?


硅谷洞察在整场听证会后感触最深的一点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议员们反反复复在 “我们没办法再信任Facebook” 这一点上打转。

美国区块链权威媒体 CoinDesk 发文称,本次听证会议员们提问的关于 Facebook 本身的问题显然更多,而关于加密技术、区块链技术本身的问题很少,文章作者认为,这或许体现出法律制定者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超过了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不信任。

多次就信任问题发难的 Sherrod Brown 在随后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也坦承,很难让美国人信任一个巨头公司。“美国人不信任华尔街,他们现在把这些大的技术公司也列为‘同流合污’的对象。






马库斯也在听证会结束后发 Twitter 再次强调:“在我们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问题之前,我们不会启动 Libra。 我们也认识到,对于Calibra钱包来说,信任是至关重要的。"






有趣的是,关于 Libra 的监管,马库斯提到,由于 Libra 基金会注册在瑞士,关于用户数据隐私的问题,将自然会接受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

但是,FDPIC 的发言人 Hugo Wyler 在接受美国媒体 CNBC 采访时却表示:“直到今天,我们尚未与 Libra 的发起人交流过。我们希望 Facebook 或 Libra 的其他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为我们提供具体真实的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督能力的程度”。

硅谷洞察就 Libra 听证会的热点,咨询了硅谷的一些区块链从业者。

一位做区块链节点运营服务的朋友提到,从技术角度来看,Libra 使用的是 PoS 共识机制,将带来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去中心化的实现在于不同类型的节点将因为其参与维护网络、确认交易而获得经济回报的激励。而至于回报率如何制定,规则到底是由基金会所有成员来投票决定、还是由 Facebook 这样牵头的巨头来决定,目前还是未知。

另有行业人士提出,Libra 未来的合规成本只会更高。因为任何接触美国服务器的资金转移都必须接受监管 —— 即便交易双方都在美国境外,除非 Libra 在美国不设节点,数据和美国的所有数据中心隔离。

但这样来看,Libra 如果未来不收取高额的手续费,似乎只能靠 “卖数据” 变现支持系统的运营,这将又回到他们被社会和执法者质疑最多的问题上。

 
Libra VS 中国:数字货币的全球性挑战?


在本次听证会上,马库斯提出的 “美国在实时支付上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主动来做,很有可能会落后” 的观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国内已经无处不在的手机移动支付。

Facebook 提出的 Libra 通过服务平台商家便捷支付,以及和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提供更多服务的盈利模式也与国内的微信和支付宝有相似之处。仅就实时支付来看,微信便是“社交+支付”的成功范例,但是微信毕竟只是国内用户主导,说到底是“只支付,不跨境”,而全球社交却是 Facebook 最拿手的优势。

那么,Libra 会进入中国吗?

有可能,但可能性很低。在中国能有足够体量与之抗衡的最大可能就只有微信。尽管不够国际范,用户基础也不到 Facebook 总数的一半,可微信渗透的应用场景却很强大。但微信上所有的支付必须依托银行,直接使用法定货币,银行系统为微信支付承担了身份认证和转账结算这两大业务。

看来,微信的社交再厉害,目前也未能撼动传统的金融模式,而 Libra 却是直接对银行构成了威胁。

你看好 Libra 吗?对本次 Libra 听证会,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


感谢硅谷洞察特约作者金霞、Susan Wu,以及行业人士Xiaohan Zhu、Emily Xu等对本文的贡献 查看全部
201907170751121.jpeg

(David Marcus在听证会上,图自TechCrunch)


继去年扎克伯格被美国国会议员们就 Facebook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暴露的数据滥用问题“轮番轰炸”之后,今天,Facebook 又被“传召” 了。

这一次,Libra 数字货币和数据隐私问题成为听证会的主题。

6月18日,随着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币圈最重量级的玩家进场了。这样的大动作,自然逃不过美国监管者警惕的目光。7月2日,继美国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呼吁暂停开发 Facebook 的 Libra之后,其他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她的行列。

美东时间 7 月16 日上午 10 点,“Libra 之父” 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回答了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一系列尖锐提问。


听证会现场:火力十足、气氛紧张


听证会现场的氛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议员们公开表达了 “Facebook很危险”、“没有人喜欢扎克伯格”、“这里没有人愿意再信任你们”、“Facebook进入支付就是为了让一个已经太过强大的公司变得更强大” 等言辞一再出现。议员们向马库斯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


    鉴于 Facebook 以往已经有着多次肆意操纵用户隐私数据、枉顾新闻专业主义,操纵用户情绪来卖广告等“黑历史”,凭什么现在你来做最需要信任的金融支付之时,要求我们继续信任你?以往你们承诺要努力解决的问题哪一个真正解决了呢?如果你信任Libra,你个人愿意把自己所有资产和薪水都放到上面吗?

    为什么把 Libra 总部放到瑞士而不是美国?Libra 如何有效保护消费者数据,如何应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欺诈和盗用等问题?尤其是 Libra 是跨国界的,如果诈骗者是来自西班牙的,诈骗后果是在另一个国家,你们要遵守哪个国家的法律来保护用户?用户要打电话给哪个法律部门?

    Facebook会允许其他数字钱包在平台上的使用吗?如何处理竞争者关系?

    Libra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委员会到底是哪些人在负责?




面对一个个质疑,马库斯的回答总基调延续了听证会前一天公布的证词里总结的:Libra 将遵守所有美国法规,在美国立法者的担忧得到解决之前不会发币。具体回答如下:

信任问题。人们不必信任Facebook,因为它只是现有 28 个 Libra 基金会成员中的一员,以后可能只是 100 个或更多的理事会成员中的一个。Facebook 只有一票投票权,Libra 建立在开源系统之上,Facebook 不想、也不会控制它。

201907170751132.jpeg

(现有的Libra基金会的28个成员)


不仅如此,马库斯还表示,愿意将个人资产和薪水都放在 Libra 上,以示对该系统的信任。

此外,马库斯从头到尾多次重复给出的,其他应该信任Facebook做这件事的理由是:

“Facebook选择做这件事,不仅是因为它有资源和能力来做,还因为它认为Libra可以对世界有益。试想一个身处他国的女儿要给母亲汇款,如今要付高昂的转账费用,用的时间还很久。而Libra可以让人们不管身处哪里,都可以用手机迅速、安全、低成本的转钱”。

马库斯还认为,数字货币已经是大趋势,美国在实时支付领域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再主动加入和反应的话,就会冒着在区块链技术竞争上落后的风险,其他国家就会崛起,美国就会继续落后。

Libra 的好处不仅于此,马库斯还认为,Libra “能更好地帮助 Facebook 现有平台上的 9000 多万商业用户降低支付成本,从而创造更多工作”。

监管和用户数据保护 | “Libra基金会选择将总部设在瑞士绝对不是为了逃避任何责任,绝不是为了逃避美国法规 ... 尽管它确实在瑞士注册,但它也是在 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管理下注册的”。

至于为什么要注册在瑞士?马库斯的回答是,因为瑞士 “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优势... 世贸组织、国际清算银行都在瑞士。

同时马库斯也强调,Libra 不会在解决美国监管当局的忧虑之前发布,美国应该引领世界数字货币的规则制定。

是否会被用于洗钱乃至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 | “Libra不是一个匿名数字货币,用户不是匿名的,要使用它的数字钱包服务,用户需要上传政府支持的真实身份认证文件,Libra正在跟美国FinCEN (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Libra 协会不能接触到消费用户。Libra系统本身会有高标准的安全编码,如何使用数字货币的金融教育和共识原则也会嵌入到 Libra。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直接销售或直接货币化用户的数据并非“故意为之”,如果它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则会要求用户同意为此目的而使用数据。

商业模式与是否垄断 | Libra 的收入主要会来自两方面:一,Facebook上现有平台上的 9000多万商业用户的支付链条更快捷和低成本带来的平台收益;二,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产生的收益。

Libra 加密钱包 Calibra 虽然和其它钱包存在竞争关系,但它将会为用户提供多种支付选项,包括信用卡和银行卡。Calibra 将具有互操作性,因此用户可以与其他钱包来回发送资金,数据将具有可移植性,因此用户可以完全切换到竞争对手。

但马库斯同时也表示,在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中,Facebook 只会选择集成自己的Calibra加密货币钱包,并拒绝在其中嵌入竞争钱包。考虑到Facebook各类应用的庞大用户基数,这一独家性,可以使 Calibra 比银行、PayPal、Coinbase 或任何其他潜在的钱包开发商更有优势。

 
Facebook 还值得再被信任吗?


硅谷洞察在整场听证会后感触最深的一点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议员们反反复复在 “我们没办法再信任Facebook” 这一点上打转。

美国区块链权威媒体 CoinDesk 发文称,本次听证会议员们提问的关于 Facebook 本身的问题显然更多,而关于加密技术、区块链技术本身的问题很少,文章作者认为,这或许体现出法律制定者对 Facebook 的不信任,超过了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不信任。

多次就信任问题发难的 Sherrod Brown 在随后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也坦承,很难让美国人信任一个巨头公司。“美国人不信任华尔街,他们现在把这些大的技术公司也列为‘同流合污’的对象。

201907170751133.jpeg


马库斯也在听证会结束后发 Twitter 再次强调:“在我们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问题之前,我们不会启动 Libra。 我们也认识到,对于Calibra钱包来说,信任是至关重要的。"

201907170751144.jpeg


有趣的是,关于 Libra 的监管,马库斯提到,由于 Libra 基金会注册在瑞士,关于用户数据隐私的问题,将自然会接受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的监管。

但是,FDPIC 的发言人 Hugo Wyler 在接受美国媒体 CNBC 采访时却表示:“直到今天,我们尚未与 Libra 的发起人交流过。我们希望 Facebook 或 Libra 的其他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为我们提供具体真实的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督能力的程度”。

硅谷洞察就 Libra 听证会的热点,咨询了硅谷的一些区块链从业者。

一位做区块链节点运营服务的朋友提到,从技术角度来看,Libra 使用的是 PoS 共识机制,将带来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去中心化的实现在于不同类型的节点将因为其参与维护网络、确认交易而获得经济回报的激励。而至于回报率如何制定,规则到底是由基金会所有成员来投票决定、还是由 Facebook 这样牵头的巨头来决定,目前还是未知。

另有行业人士提出,Libra 未来的合规成本只会更高。因为任何接触美国服务器的资金转移都必须接受监管 —— 即便交易双方都在美国境外,除非 Libra 在美国不设节点,数据和美国的所有数据中心隔离。

但这样来看,Libra 如果未来不收取高额的手续费,似乎只能靠 “卖数据” 变现支持系统的运营,这将又回到他们被社会和执法者质疑最多的问题上。

 
Libra VS 中国:数字货币的全球性挑战?


在本次听证会上,马库斯提出的 “美国在实时支付上已经落后,如果美国不主动来做,很有可能会落后” 的观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国内已经无处不在的手机移动支付。

Facebook 提出的 Libra 通过服务平台商家便捷支付,以及和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提供更多服务的盈利模式也与国内的微信和支付宝有相似之处。仅就实时支付来看,微信便是“社交+支付”的成功范例,但是微信毕竟只是国内用户主导,说到底是“只支付,不跨境”,而全球社交却是 Facebook 最拿手的优势。

那么,Libra 会进入中国吗?

有可能,但可能性很低。在中国能有足够体量与之抗衡的最大可能就只有微信。尽管不够国际范,用户基础也不到 Facebook 总数的一半,可微信渗透的应用场景却很强大。但微信上所有的支付必须依托银行,直接使用法定货币,银行系统为微信支付承担了身份认证和转账结算这两大业务。

看来,微信的社交再厉害,目前也未能撼动传统的金融模式,而 Libra 却是直接对银行构成了威胁。

你看好 Libra 吗?对本次 Libra 听证会,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讨论!


感谢硅谷洞察特约作者金霞、Susan Wu,以及行业人士Xiaohan Zhu、Emily Xu等对本文的贡献

Libra项目负责人:直到监管落地才会推出Libra项目

资讯31qu 发表了文章 • 2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据美国参议院官网消息,7月16日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发表了他在即将来临的关于Libra的听证会上的准备证词,其中表示在“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担忧并获得批准之前,Facebook不会推出Libra项目。


希望瑞士成为Libra的监管机构
 

此外,马库斯还重申了隐私承诺。他表示,除了基本的交易信息之外,Libra协会不会保留用户的个人数据,Facebook也不会与公司其他人分享关于Calibra钱包的信息。

他补充说,Facebook将Libra视为“支付工具而不是一种投资”,这样可以帮助缓解资金转移并实现互动。同时马库斯称,Libra协会不能从用于广告和其他目的的区块链数据中获利。

同时,由于Libra协会总部设在日内瓦,因此他期望瑞士能够成为隐私监管机构。而据了解,瑞士一向对加密货币都持有积极开放的态度。这也使得马库斯的诉求变得不难理解了。

据coindesk文章表示,一名区块链协会负责人Kristin Smith表示,Facebook之所以选择把Libra协会的总部设立在瑞士,是缺乏对美国监管的深入了解。

她表示:

    “普遍存在的监管不确定性限制了美国公司和投资者进一步开阔加密货币和相关技术的脚步因此不管瑞士的相关法律有什么利好的地方,Facebook都不太可能在美国本土进行更多相关业务的开发。”


但美国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却并不这么看。他在推特中表示:“我们不能允许Facebook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从瑞士银行账户中运行风险较高的新加密货币。”






而不管Facebook将Libra的总部设在瑞士到底有何用意,根据最近美国国内对Libra项目的总体态度来看,想要顺利的推行Libra,Facebook及其他参与该项目的成员还需另谋他法。

 
美国财政部长:使用加密货币资助非法活动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而就在马库斯发布准备证词的几小时之前,美国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7月1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了讲话,发表了有关加密货币监管的相关言论。






姆努钦称使用加密货币资助非法活动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同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已经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被用来支持数十亿美元的非法活动,如网络犯罪、逃税、敲诈、随机软件、非法药物、人口贩运……这确实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姆努钦进一步强调了加密货币作为犯罪融资手段的重要作用,他说:“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这些加密数字货币被非法活动和投机活动所主导。”

这短短一天之内接连发生的两件事似乎表明,当政府部门已经将与加密货币相关的行为活动上升到了国家安全问题时,即使是备受期待的明星项目Libra也不得不低头认怂。

 
“数字金融服务同样要受到法律的约束”
 

此外他还回应了上周五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表的有关加密货币的言论:

    “正如总统所说,比特币的波动性非常大,而且比特币其实就是空气。同时财政部也非常重视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作用。”


同时姆努钦还强调在加密货币交易方面执行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法规的作用。

    “任何加密发送器都必须遵守《银行保密法》(BSA),并在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上进行注册。”


FinCEN是在实践中实施BSA的联邦监管机构,对所有货币服务发送器(包括Liba等加密货币项目)而言都是一个权威性的机构。

据姆努钦称,财政部已经向Facebook和比特币(BTC)的用户强调,数字金融服务与银行等传统机构会被同等对待,也一样要受到反洗钱和打击恐怖主义融资政策的约束。

姆努钦还成立了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数字资产工作组。据报道,该工作组包括SEC、CFTC和美联储等主要监管机构。该联合工作组的目标就是减轻与加密货币相关的监管风险。

马库斯听证会准备证词原文:https://www.banking.senate.gov/imo/media/doc/Marcus%20Testimony%207-16-19.pdf


来源/31QU
文/小壳 查看全部
201907161322542.jpeg

据美国参议院官网消息,7月16日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发表了他在即将来临的关于Libra的听证会上的准备证词,其中表示在“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担忧并获得批准之前,Facebook不会推出Libra项目。


希望瑞士成为Libra的监管机构
 

此外,马库斯还重申了隐私承诺。他表示,除了基本的交易信息之外,Libra协会不会保留用户的个人数据,Facebook也不会与公司其他人分享关于Calibra钱包的信息。

他补充说,Facebook将Libra视为“支付工具而不是一种投资”,这样可以帮助缓解资金转移并实现互动。同时马库斯称,Libra协会不能从用于广告和其他目的的区块链数据中获利。

同时,由于Libra协会总部设在日内瓦,因此他期望瑞士能够成为隐私监管机构。而据了解,瑞士一向对加密货币都持有积极开放的态度。这也使得马库斯的诉求变得不难理解了。

据coindesk文章表示,一名区块链协会负责人Kristin Smith表示,Facebook之所以选择把Libra协会的总部设立在瑞士,是缺乏对美国监管的深入了解。

她表示:


    “普遍存在的监管不确定性限制了美国公司和投资者进一步开阔加密货币和相关技术的脚步因此不管瑞士的相关法律有什么利好的地方,Facebook都不太可能在美国本土进行更多相关业务的开发。”



但美国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却并不这么看。他在推特中表示:“我们不能允许Facebook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从瑞士银行账户中运行风险较高的新加密货币。”

201907161322553.jpeg


而不管Facebook将Libra的总部设在瑞士到底有何用意,根据最近美国国内对Libra项目的总体态度来看,想要顺利的推行Libra,Facebook及其他参与该项目的成员还需另谋他法。

 
美国财政部长:使用加密货币资助非法活动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而就在马库斯发布准备证词的几小时之前,美国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7月1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了讲话,发表了有关加密货币监管的相关言论。

201907161322554.jpeg


姆努钦称使用加密货币资助非法活动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同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已经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被用来支持数十亿美元的非法活动,如网络犯罪、逃税、敲诈、随机软件、非法药物、人口贩运……这确实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姆努钦进一步强调了加密货币作为犯罪融资手段的重要作用,他说:“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这些加密数字货币被非法活动和投机活动所主导。”

这短短一天之内接连发生的两件事似乎表明,当政府部门已经将与加密货币相关的行为活动上升到了国家安全问题时,即使是备受期待的明星项目Libra也不得不低头认怂。

 
“数字金融服务同样要受到法律的约束”
 

此外他还回应了上周五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表的有关加密货币的言论:


    “正如总统所说,比特币的波动性非常大,而且比特币其实就是空气。同时财政部也非常重视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作用。”



同时姆努钦还强调在加密货币交易方面执行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法规的作用。


    “任何加密发送器都必须遵守《银行保密法》(BSA),并在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上进行注册。”



FinCEN是在实践中实施BSA的联邦监管机构,对所有货币服务发送器(包括Liba等加密货币项目)而言都是一个权威性的机构。

据姆努钦称,财政部已经向Facebook和比特币(BTC)的用户强调,数字金融服务与银行等传统机构会被同等对待,也一样要受到反洗钱和打击恐怖主义融资政策的约束。

姆努钦还成立了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数字资产工作组。据报道,该工作组包括SEC、CFTC和美联储等主要监管机构。该联合工作组的目标就是减轻与加密货币相关的监管风险。

马库斯听证会准备证词原文:https://www.banking.senate.gov/imo/media/doc/Marcus%20Testimony%207-16-19.pdf


来源/31QU
文/小壳

“调皮”的Facebook,“操心”的国会,即将到来的听证会要谈什么?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Facebook将于本周二在国会议员面前作证,在Marcus(Facebook区块链部门负责人)前往华盛顿之前,该公司的加密货币项目仍然面临着一些关键问题。

Facebook最近与Visa、万事达(MasterCard)、贝宝(PayPal)、优步(Uber)、eBay和沃达丰(Vodafone)等数十家主要合作伙伴公布了Libra计划,这让加密货币领域陷入了一场“大乱”。这家社交媒体公司希望该项目将为全球数十亿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服务。

尽管如此,Libra的野心和结构已经震惊了世界各地的立法者和监管机构。许多人担心,其可能对全球金融体系构成风险,或者是一种需要监管的证券。

前PayPal高管、Facebook加密货币子公司Calibra的负责人David Marcus将在本周的参众两院听证会上回答上述问题,并可能回答更多问题。但我们已经很清楚他们想知道什么。

 
Libra更像是货币ETF?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证实了消息人士的猜测,即Libra加密货币的结构及其监管方式,目前正在接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审查。知情人士对《华尔街日报》表示,监管机构的工作人员正在调查Libra是否会被归类为交易所交易基金(ETF)。

的确,Coin Center执行董事Jerry Brito和Blockchain Association的Kristin Smith说,国会工作人员也在研究Libra是否符合证券、股票衍生品或ETF的定义。根据Facebook公布的白皮书,Libra将得到一篮子货币和其他证券的支持。Libra的储备金将由一个名为“Libra协会”公司联盟管理,每个成员都是验证节点运营者,将获得一定比例的回报。

Brito说:

    “这听起来就像一个基金。我不知道具体是哪种基金,也许是共同基金(mutual fund)。但这是Facebook周二必须解决的问题。”

    “如果是共同基金,那么其如何以货币形式运作呢?考虑到税务方面的因素,如何用共同基金的股票买东西?”


事实上,ETF.com总经理Dave Nadig在6月25日的一篇文章中称,Libra是有史以来最有趣的ETF申请。Nadig特别指出,Libra白皮书中有一段提到,Libra的用户会与“经过授权的代理商”互动,后者将参与大额的Libra和法币交易。使用这种货币的用户必须通过代理商兑换他们的代币。

    "这听起来很像创建和赎回ETF的过程。"


Brito表示,到了周二,Facebook可能将首次说明其加密货币结构是否属于证券。

    “聪明的法律论据可能会奏效,但当总统、美联储主席和国会两党多数司法委员会成员都对你的观点持否定态度时,那就行不通了。”


在上周五发给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成员的备忘录中,也探讨了这个问题。加州民主党议员Maxine Waters是该委员会的主席。

备忘录中提到:

    “如果一项资产是对公司的投资,且不豁免注册,则必须遵守实现利益冲突最小化的规定,包括定期向投资者披露其财务状况和投资政策。与ETF一样,Libra也可以通过授权代理商赎回,并在公开市场上买卖。”


这段话与Brito的观点一致。

人们还担心,根据现行法律,Libra或Libra协会是否有资格成为一家银行。这是Donald Trump总统上周在推特上提出的问题,他在推特上表示,Facebook将不得不“申请新的银行业执照”。

备忘录中还指出:

    “关于Libra的发展有几个不确定因素,因此,基于金融改革法案,无法确认其银行或非银行机构的地位。”


这些不确定性包括:如何保证Libra的安全;如何防止或应对汇率的剧烈变化;是否应将授权卖家视为经纪商。

 
Facebook愁人的隐私保护措施
 

Facebook保护用户数据的不光彩历史,是大多数议员对其加密货币的担忧所在。上周,据报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Facebook处以50亿美元的罚款,原因是其对用户数据和隐私的侵犯。许多人提出质疑,这家公司无法保护其25亿用户的隐私,如今又该如何信任其创建的大规模新货币体系。

Facebook及其规模虽小但势力强大的支持者将以Libra协会为支撑,称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对Libra的权力将得到制衡,从而防止参与者单方面作恶的行为。Smith说,这一点国会是理解的。

    “他们知道背后存在一个联盟。”


Smith上周和国会办公室举行了数十次会议。

问题是,国会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被这一点所打动。

北卡罗来纳议员Ted Budd说:

    “没有人会认为‘哇,优步也参与了,好的我同意了’。这并未带来太多改变。”


上述备忘录已经提到了对隐私的担忧。

    “Facebook过去在保护用户信息方面存在问题。例如,政治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拥有超过5000万Facebook用户的私人数据,这些数据被用来影响投票行为。”


 
总部设在日内瓦也是错?
 

Smith表示,尽管存在很大的担忧,但Facebook的隐私问题以及Libra是ETF的可能并不是人们最担心的问题。

    “问题在于Libra协会的总部在瑞士。”


事实上,这也是Budd的担忧,他不喜欢Libra给“美国以外带来的创新”。

Smith说,有人担心这将限制美国对这个项目的监督。

对于Facebook和Marcus来说,Libra的命运很可能就在一天后被决定。


原文:https://www.theblockcrypto.com/2019/07/13/washington-insiders-and-waters-memo-heres-what-congress-wants-to-know-about-facebooks-libra-next-week/
作者:Frank Chaparro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201907150428362795.jpg

Facebook将于本周二在国会议员面前作证,在Marcus(Facebook区块链部门负责人)前往华盛顿之前,该公司的加密货币项目仍然面临着一些关键问题。

Facebook最近与Visa、万事达(MasterCard)、贝宝(PayPal)、优步(Uber)、eBay和沃达丰(Vodafone)等数十家主要合作伙伴公布了Libra计划,这让加密货币领域陷入了一场“大乱”。这家社交媒体公司希望该项目将为全球数十亿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服务。

尽管如此,Libra的野心和结构已经震惊了世界各地的立法者和监管机构。许多人担心,其可能对全球金融体系构成风险,或者是一种需要监管的证券。

前PayPal高管、Facebook加密货币子公司Calibra的负责人David Marcus将在本周的参众两院听证会上回答上述问题,并可能回答更多问题。但我们已经很清楚他们想知道什么。

 
Libra更像是货币ETF?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证实了消息人士的猜测,即Libra加密货币的结构及其监管方式,目前正在接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审查。知情人士对《华尔街日报》表示,监管机构的工作人员正在调查Libra是否会被归类为交易所交易基金(ETF)。

的确,Coin Center执行董事Jerry Brito和Blockchain Association的Kristin Smith说,国会工作人员也在研究Libra是否符合证券、股票衍生品或ETF的定义。根据Facebook公布的白皮书,Libra将得到一篮子货币和其他证券的支持。Libra的储备金将由一个名为“Libra协会”公司联盟管理,每个成员都是验证节点运营者,将获得一定比例的回报。

Brito说:


    “这听起来就像一个基金。我不知道具体是哪种基金,也许是共同基金(mutual fund)。但这是Facebook周二必须解决的问题。”

    “如果是共同基金,那么其如何以货币形式运作呢?考虑到税务方面的因素,如何用共同基金的股票买东西?”



事实上,ETF.com总经理Dave Nadig在6月25日的一篇文章中称,Libra是有史以来最有趣的ETF申请。Nadig特别指出,Libra白皮书中有一段提到,Libra的用户会与“经过授权的代理商”互动,后者将参与大额的Libra和法币交易。使用这种货币的用户必须通过代理商兑换他们的代币。


    "这听起来很像创建和赎回ETF的过程。"



Brito表示,到了周二,Facebook可能将首次说明其加密货币结构是否属于证券。


    “聪明的法律论据可能会奏效,但当总统、美联储主席和国会两党多数司法委员会成员都对你的观点持否定态度时,那就行不通了。”



在上周五发给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成员的备忘录中,也探讨了这个问题。加州民主党议员Maxine Waters是该委员会的主席。

备忘录中提到:


    “如果一项资产是对公司的投资,且不豁免注册,则必须遵守实现利益冲突最小化的规定,包括定期向投资者披露其财务状况和投资政策。与ETF一样,Libra也可以通过授权代理商赎回,并在公开市场上买卖。”



这段话与Brito的观点一致。

人们还担心,根据现行法律,Libra或Libra协会是否有资格成为一家银行。这是Donald Trump总统上周在推特上提出的问题,他在推特上表示,Facebook将不得不“申请新的银行业执照”。

备忘录中还指出:


    “关于Libra的发展有几个不确定因素,因此,基于金融改革法案,无法确认其银行或非银行机构的地位。”



这些不确定性包括:如何保证Libra的安全;如何防止或应对汇率的剧烈变化;是否应将授权卖家视为经纪商。

 
Facebook愁人的隐私保护措施
 

Facebook保护用户数据的不光彩历史,是大多数议员对其加密货币的担忧所在。上周,据报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Facebook处以50亿美元的罚款,原因是其对用户数据和隐私的侵犯。许多人提出质疑,这家公司无法保护其25亿用户的隐私,如今又该如何信任其创建的大规模新货币体系。

Facebook及其规模虽小但势力强大的支持者将以Libra协会为支撑,称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对Libra的权力将得到制衡,从而防止参与者单方面作恶的行为。Smith说,这一点国会是理解的。


    “他们知道背后存在一个联盟。”



Smith上周和国会办公室举行了数十次会议。

问题是,国会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被这一点所打动。

北卡罗来纳议员Ted Budd说:


    “没有人会认为‘哇,优步也参与了,好的我同意了’。这并未带来太多改变。”



上述备忘录已经提到了对隐私的担忧。


    “Facebook过去在保护用户信息方面存在问题。例如,政治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拥有超过5000万Facebook用户的私人数据,这些数据被用来影响投票行为。”



 
总部设在日内瓦也是错?
 

Smith表示,尽管存在很大的担忧,但Facebook的隐私问题以及Libra是ETF的可能并不是人们最担心的问题。


    “问题在于Libra协会的总部在瑞士。”



事实上,这也是Budd的担忧,他不喜欢Libra给“美国以外带来的创新”。

Smith说,有人担心这将限制美国对这个项目的监督。

对于Facebook和Marcus来说,Libra的命运很可能就在一天后被决定。


原文:https://www.theblockcrypto.com/2019/07/13/washington-insiders-and-waters-memo-heres-what-congress-wants-to-know-about-facebooks-libra-next-week/
作者:Frank Chaparro
编译:Wendy

Libra 采用的 HotStuff 算法作者亲述:「尤物」诞生记

项目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9 16:17 • 来自相关话题

Ted Yin,HotStuff 论文第一作者, 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系统架构师。

    Facebook 公布了 Libra 白皮书和相关技术文档之后,链闻发现了 Libra 区块链将使用基于拜占庭容错共识的「LibraBFT」共识算法,而 LibraBFT 算法则是「HotStuff」的一个变种。之后,链闻又顺藤摸瓜,找到了「HotStuff」论文的第一作者、美国康奈尔大学(Cornell)大学在读博士生尹茂帆(Ted Yin),请他讲述了 HotStuff 的奥妙。

    Ted Yin 今年 25 岁,目前导师是著名计算机科学家 Emin Gün Sirer 教授和 Robbert van Renesse 教授。他同时也是市场颇为瞩目的区块链新项目 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系统架构师。2018 年暑期期间,他在 VMware Research 实习时提出了「HotStuff」协议中核心算法,并完成了相关论文。

    我们邀请 Ted Yin 撰文分享了他提出 「HotStuff」核心算法前前后后的经历。我们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记录下一个创新性算法被年轻华人研究者提出的背景,一个有可能推动区块链技术发展的基础性研究工作完成的来龙去脉。我们希望以此帮助读者更好了理解「HotStuff」,更可以激励区块链行业的研究者和开发者更好地建设。



一入系统深似海


没想到,HotStuff ,这个被我中文起名为「尤物」协议的科研成果,或多或少竟源自于我第一个「失败」的研究。请容我细细说来。2016 年,博士之旅伊始,我的导师 Emin Gün Sirer 教授便拿出几份论文让我细细研读。其中有:

    Paxos Made Moderately Complex;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Implementing Fault-Tolerant Services Using the State Machine Approach。


这些都是共识协议研究经典中的经典。更没想到的是,有一天,我竟有幸与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的两位作者合作完成了后来的尤物协议。

相较于人工智能(AI)的论文,计算机系统相关的研究论文篇幅都较长,一般有十来页。而共识协议算法的论文每一页的难度又令人望而却步。在理解了共识问题的基础以及经典算法以后,一次开会中,Gün 教授开始考我了。本来胸有成竹的我,被他连珠炮一般的问题问得说不出话来。

「看来你需要回去重新读一遍啦,Ted!」,他淡然一笑,「不必担心,本来这世界上没多少人懂 Paxos。」(链闻注:「Paxos」指 Paxos 算法,Paxos 算法是莱斯利·兰伯特(Leslie Lamport)在 1990 年提出的一种基于消息传递且具有高度容错特性的一致性算法,很多大型分布式系统都采用 Paxos 算法来解决分布式一致性问题,Paxos 算法被普遍认为难以理解,难以实现。)

我愧色满面,仓皇逃出了办公室。于是下决心要把其中逻辑理清,以至无懈可击。


「异步」难题


共识协议,或者推广至各种分布式系统的协议,是一类基于时态逻辑的算法描述,其难点在于「异步」(asynchrony)。

所谓异步,就是若干个相对独立逻辑可以同时执行,并且它们之间能够依据算法发生交互。这里的「异步」与异步协议中异步所指不同,更接近于并发(concurrency)的概念。

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无时无刻不进行这种「异步」的操作:我们不会干等一天别人的消息,也不会在整个项目所有的事情做完后才睡觉休息。我们往往是会「同时」处理若干个不同的事务,尽量不会因为一件事没有做完而被卡住不做后续的所有事情。

这种等待着一件事情完成再处理另一件事情的过程,就可以被称为「同步」;而把事情做一部分丢给别人,接着马上进行其他操作的过程中,则产生了「异步」。

正如生活中的多任务同时处理一样,带有异步 / 并发性质的算法设计充满了挑战。以Paxos算法为例,它是一种 对宕机有一定容忍度的冗余算法(Crash Fault Tolerance,下称 CFT)。用通俗的话讲,也就是我们希望有若干个机器去备份同一个系统状态。这个状态可以是用户的信息、银行的交易,或者平台上程序的执行序列。这种「备份」(replication) ,使得整个系统有一定的抗故障能力 —— 一台带状态副本的机器崩溃之后,我们仍然有别的机器可以使用。

Paxos 作为这类协议的代表已经在业界获得了广泛的使用,比如 Google 的Spanner 系统。毫不客气地说,云服务和大规模数据中心的崛起,重要原因之一就要归功于此。美国计算机科学家莱斯利·兰波特(Leslie Lamport)提出了 Paxos 算法,这成为让他在 2013 年获得图灵奖的重要原因之一 —— 当然,兰波特有太多的贡献了,包括后文会提到的拜占庭容错算法(BFT),这里就不一一展开了。

不过,像 Paxos 这类算法因为需要保证系统各个机器同时处于一致的状态,以便对外表现为一个不间断的服务,因而十分难以设计和理解。

当然,我的那个故事的结局是:重新来过,认真钻研,自信满满地再次接受也解答了 Gün 教授提出的若干个刁钻的问题,最终通过了他的考验。

「那么接下来我希望你思考一下能不能基于区块链的结构设计一个 CFT 算法,打败 Paxos。」Gün 教授说。

「好的。」我回答到。


虽万难吾往矣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花去了我整整第一年一个学期的时间。

现在回想,这个过程短暂又漫长,时而枯燥无味,但时而又充满惊奇。我曾经构想出了一些看似正确的算法,但仅仅过了一天,随即便发现无法证明,或者算法本身存在错误。直到在第一个暑假来临前,我向导师提交了一份关于这方面研究的报告。

在报告中我分析了尝试用链式结构打败 Paxos 的各种大方向。其中主要分为两种:

    一种路线是采取类似原中本聪共识中的概率模型,然后通过随机的等待时间来建立起一个可以收敛的共识链;
    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思路则是像 Paxos 那样,使用子集(Quorum)交来把 Paxos「编码」在链上。


在报告中,我给出了基于 Python 快速构建的 Raft (一种类似 Paxos 的协议)和第一种路线的性能对比,得出了不成功的结论。而 Gün 教授对另一个路线并不持乐观态度 —— 因为 Paxos/Raft 现在已经被优化得很快了,在这种只有宕机的容错场景(即 Crash Fault__Tolerance,CFT)下是不具备优势的。

我们决定放弃这个 CFT 相关的研究,我也转而有了一个新项目,也就是后来的Avalanche 协议。它是一种概率安全的拜占庭容错协议,这里暂不展开。

有趣的是,报告提到的两条路线中,第一个正好和早期的 DPoS 思路如初一辙。DPoS 是一个备受争议的协议,它在早期并不是拜占庭容错的,而且协议本身没有严格的证明或者性能的测试,主要使用它的 EOS 虚拟货币,也沦为了一个高度中心化的系统。而第二个路线,如果将问题的领域由宕机容错(CFT)变为拜占庭容错(BFT),Paxos 改换成 DLS/PBFT,则像极了后来的尤物协议(即 HotStuff) 。


一拍即合


17 年秋季学期即逝,我向 VMware Research 的首席研究员Dahlia Malkhi表达了实习的意向。





Dahlia 毕业于希伯来大学,曾在 AT &T; 研究室工作多年,后自 1999 年到 2007 年在希伯来大学计算机系执教,之后又曾担任微软研究院在硅谷 (MSR Silicon Valley) 的首席研究员,并在 2014 年 MSR 硅谷被微软解散后参与创立了云基础架构和移动商务解决方案厂商威睿 (VMware) 的研究机构 VMware Research,担任首席研究员。她在分布式系统稳定性和安全性领域研究颇深。


当年 12 月,在清华—康奈尔区块链研讨会期间,Dahlia 和 VMware Research 的高级研究员 Ittai Abraham 飞到深圳,短暂参会并作了学术报告。报告内容是关于 BFT 协议在区块链时代下的新研究课题。期间,他们宣布发现了 2007 年获得 SOSP 最佳论文的 Zyzzyva BFT 系统存在的正确性问题,借此说明 BFT 协议过于复杂和难以理解,以致在业界无数专家审稿的 10 年以后,仍然可能会发现算法层面的正确性 bug。

我们在她宣讲的当天吃了早饭,席间她简短地用了 30 分钟问了一些关于我目前科研的问题作为面试。

Dahlia 在业界以一针见血和才思敏捷著称,在挺过了她的一些关于 Avalanche 协议的一些尖锐问题后,她表达出了对我一开始那个「夭折」 CFT 项目的浓厚兴趣。在次年的远程交流中,她提到了一个在构想的 BFT 算法有些类似于我的项目,并且询问我当初放弃的原因。之后我们一拍即合,去 VMware Research 实习的事情也就这么定了下来。


太平洋的风


实习就这么开始了。从东岸的纽约飞到了西岸的加州。美好的湾区,全新的暑假。烈日下,太平洋的风时而拨弄着我手中的纸页,我则低头继续思考着「谁是坏人,谁是好人,谁又背叛了谁」的问题 —— 拜占庭容错。






Dahlia 告诉我说,一般世界各地的博士生来这里实习的头一周都不需要做什么,而是应该去尝试摸清自己的能力,以及寻找感兴趣的项目。彼时,她提到希望我能看一下他们于三月份撰写的文稿。






我喜忧参半。「喜」是因为有明确的文稿可以阅读,「忧」则是这个预印稿是不是意味着算法已经设计完毕,而我能做的事所剩无几?

实际上,在「挣扎」着阅读了一周以后,我发现初稿中描述的算法很是模糊,正确性的证明也是一笔带过,其中两个核心引理都是一句话。于是,在商议后,我们做了一个后来觉得极为明智,但对我来说也十分挑战的决定:我不去看那篇预印稿,而是从一张白纸开始,凭着自己受到的启发,结合已有的积累,用我的符号系统来重新描述算法,并且尝试给出严格的证明。

整个过程大概又花费了将近一周,最后我将重写的几页稿子交给了 Dahlia。令我欣喜的是,得到的反馈非常鼓舞人心。Dahlia 说我自己重头设计的算法在本质上和她当初的构想大体相似。

但是不久她就发现了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我的协议里面需要的假设比原本的预印稿的要更少。

我的解释是,原稿里面维护的变量和隐含条件过多,而且有的好像也不是必要。我相信「简单即是优美」的原则,于是去掉了一些觉得冗余的不变量。

瞬间,Dahlia 变得严肃认真了起来,直截了当地说,「不,这个简化会直接破坏协议的正确性」。

好在我已早有准备,向她解释了这个「重要」条件其实是不必要的。但是她依然坚持。

讨论变得逐渐激烈,于是我壮了胆,带着十足底气的口吻「挑战」道:「If so, could you please show me a counterexample? (如果真是这样,你能给我构造一个反例吗?)」她立即开始在眼前的白板上写写画画,我全神贯注,准备迎接对我思维以及口语表达的挑战。

在她数次尝试失败之后,我再次耐心地解释了一遍无需那个条件的原因。我说,听上去确实挺反直觉的,我一开始也觉得困惑,但是后来发现证明正确性并不需要它。最后,她将马克笔缓缓放下,笑着长出了一口气说,「目前我想不到反对的理由。Ted,你赢了。哈哈。」

证明不是一笔挥就的。我一开始自鸣得意的证明很快就被 Dahlia 发现了一个致命问题:有一个条件从来没有用过。和之前我们所争论的冗余条件不同,我们都意识到这是一个极为关键的条件,奈何找遍了整个证明都没有!

这种感觉就像是修好一个机器后发现手头多了一些零件,又或是做完手术发现金属盘里多出了一些器官一般。所幸的是,很快我们发现了其中一句话其实暗含了条件,但欣慰之余又感叹就算是专业人士,做这种 BFT 协议也是十分棘手。

随后,我们计划将旧稿替换成现在重写的新稿。


高手过招


Dahlia 一直是我最敬重的学者之一,因为她平易近人,跟年轻人打成一片,而在讨论学术问题时又有着渊博的知识储备和学者的严肃威严,讨论细致入微,不让毫厘。

老实说,在讨论中,大多数时候还是她取得了「胜利」。跟高手「过招」,我不得不叹服她思维的深度、广度和速度。这也是跟她合作的乐趣:就像是一场赛车比赛,稍一不留神,她就在弯道直接超车,一骑绝尘了;或是在你飞速狂奔而不知其所往时将其横刀拦下,使之冷静下来解释清楚。

不久,坐在旁桌的Mike Reiter也加入了我们的讨论。我对计算机安全领域的大佬知之甚少,自然也是不知道这位 Mike 的来头。只是当时觉得他特别友善,还经常来问我需不需要来看一眼我的稿子,或者讨论一下算法问题。





Mike Reiter,现为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计算机系教授


他也对 HotStuff 感兴趣,于是我们便有了三人的开会小组。再后来我才意识到,原来最早读的那篇于 1998 年发表的著名论文「拜占庭仲裁系统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正是 Dahlia 和Mike 在 AT&T; 实验室工作时期所合著的成果。那时的我还在幼儿园留着口水,咬着手指。





1998 年发表在学术期刊「分布式计算」上的论文「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相比 Dahlia,Mike 更像是那种深藏不露的扫地僧。他时常会在你作报告加速时打断,慢条斯理道:「恕我愚钝,但是我不理解你刚刚说的东西,你能再解释一遍吗?」而我逐渐察觉到他懂的其实远比看上去的多,总能在关键的地方提出非常好的问题。一旦他和 Dahlia 争论起来,我几乎无法插嘴,只好在一旁以崇敬的目光看着两位「神仙大战」。


犹物之生


Dahlia 提起了最初的论文稿其实投了 2018 年的 PODC 会议(分布式系统理论顶会),结果被拒。原因有二:审稿人觉得这论文写得太笼统,他们没能理解算法的具体过程,以及证明过于简陋;另一方面则是他们认为实用拜占庭容错算法(PBFT)的期刊版本已经在其中「暗示」了可能存在线性复杂度的换届(view change),所以论文号称的线性换届并不是新东西。

Dahlia 对第一点心服口服 —— 这也是让我不看原文重头写过的原因之一。但她对第二点不以为然,因为她去找来了那个期刊论文,所谓「暗示」并不可行。

就这一点,我们两人在一次讨论中对 PBFT 期刊版本的算法进行了剖析,最终得出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 PBFT 的换届做不到线性,也就是审稿人的说法有误;但坏消息是,Dahlia 的旧稿里面的算法并不符合标题所说的完全线性,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微妙之处。





就在这次和 Dahlia 对 PBFT 期刊版本的讨论中,我们得到了新的思路


实际上,为了保证响应度(responsiveness, 即在正常运行中不需要让每个共识等待最大的网络延迟,从而沦为「同步协议」),不得不变成平方复杂度;或者为了线性复杂度而放弃响应度。无论何种取舍,皆使我们的贡献度大幅缩水 —— 这朵乌云不幸地于周五飘在了头顶,在这沦为「incremental work」的阴霾下我们若有所思地开始了周末。


柳暗花明


山重水复后,我席间提到的一个思路给了 Dahlia 新的启发。于是,在那个周日的下午,当我还在家慵懒地用笔记本看新闻时,突然收到了一封她上千字的邮件。

果然,在我们的 HotStuff 体系中,尽管最初的算法跟 Tendermint 本质相仿(抛开我们更简洁优美不谈),但还有别的变种可以打破这种壁垒:在保证与 PBFT 类似响应度的同时,达到线性的消息复杂度下界,即理论最优。值得一提的是,前面提到的 Paxos (非拜占庭容错)同样也是线性复杂度。

主要思路就是那天讨论中我突发奇想提到的:「如果我们增加一个阶段呢?两个阶段的协议变三个阶段,但是好像我们可以用中间阶段维护的不变量(Invariant)来避免 Liveness 的问题,从而完全保证响应度。」

于是,便有了第三版的「尤物」,也是 Facebook 的LibraBFT所基于的那个。

尽管在最终发表的论文中,我被列为第一作者,但是这个算法的提出,与 Dahlia 和 Mike 等经验丰富学者的紧密协作及相互间激发出的灵感密切相关。我也很开心,能够在 VMware Research 短暂的暑假实习期间完成「尤物」的主体部分算法。

在实习结束之后的半年间,我们坚持不懈地完善理论和代码,并且也尝试向业界推广该成果。我们都对创造可以用于实际系统的协议充满热情,也都对理论和系统实践有着一定经验。Dahlia 显然比我拥有更多的经验和更深刻的认识,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令人感动的是,她对我的思考和每一个建议都认真加以考虑,并且也充分信任我的一些观点——这使得我凭借自己对系统和这个行业的理解能有所施展。

例如 Facebook 的 Libra 技术文档中反复提到的「起搏器」(Pacemaker),就是由我提出并取的名字。当时我看到 HotStuff 框架提供了一次从算法层面对共识安全(safety)和性能(Liveness) 进行解耦合(decouple)的机会,然后在第一次描述算法时就将保证系统安全的部分抽离出来,然后将与具体应用相关的 heuristics 部分分离成为一个「起搏器」,来拯救 Liveness。

这一点,毫无疑问,是谈论 HotStuff 无法避开的有趣话题。

我真心期待这个「尤物」,能够让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巨头,抑或是创业公司,能够真正构建实际的拜占庭容错系统。毫无疑问,Facebook 首先尝了鲜。

我们在 2018 年向他们推荐了「尤物」,而后如技术文档中所说,在考虑了市面上诸多其他算法后,他们作出了决定。

与此同时,我也向一些国内的创业公司宣传了算法。遗憾的是我跟国内大公司并没有机会接触,只听说他们在共识上栽了不少跟头。

讽刺的是,如今的市场上,极大一部分区块链公司并没有实现所谓的区块链,遑论拜占庭容错。残酷的现实就是,就算从 Google、Facebook 或是阿里、腾讯等公司抓出最优秀的程序员,其中能够熟练掌握 Paxos (CFT 容错非 BFT 容错) 、且知晓如何从头构建这样高效系统的人屈指可数。

但是我们不要感到灰心丧气,因为这反而是对国内产业的一个前所未有的,赶超世界最领先水平的机遇。除比特币和以太坊之外,一个合格的、成熟的新 BFT 容错系统尚未诞生,谁将摘取这个王冠 —— 更确切的是,哪些公司将弯道超车,这尚未可知。

我希望「尤物」能够抛砖引玉,为此铺平道路。


撰文:Ted Yin,康奈尔大学博士生,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系统架构师 查看全部
5d520684d4bfe34eecd18f19eba7db97.jpg

Ted Yin,HotStuff 论文第一作者, 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系统架构师。


    Facebook 公布了 Libra 白皮书和相关技术文档之后,链闻发现了 Libra 区块链将使用基于拜占庭容错共识的「LibraBFT」共识算法,而 LibraBFT 算法则是「HotStuff」的一个变种。之后,链闻又顺藤摸瓜,找到了「HotStuff」论文的第一作者、美国康奈尔大学(Cornell)大学在读博士生尹茂帆(Ted Yin),请他讲述了 HotStuff 的奥妙。

    Ted Yin 今年 25 岁,目前导师是著名计算机科学家 Emin Gün Sirer 教授和 Robbert van Renesse 教授。他同时也是市场颇为瞩目的区块链新项目 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系统架构师。2018 年暑期期间,他在 VMware Research 实习时提出了「HotStuff」协议中核心算法,并完成了相关论文。

    我们邀请 Ted Yin 撰文分享了他提出 「HotStuff」核心算法前前后后的经历。我们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记录下一个创新性算法被年轻华人研究者提出的背景,一个有可能推动区块链技术发展的基础性研究工作完成的来龙去脉。我们希望以此帮助读者更好了理解「HotStuff」,更可以激励区块链行业的研究者和开发者更好地建设。




一入系统深似海


没想到,HotStuff ,这个被我中文起名为「尤物」协议的科研成果,或多或少竟源自于我第一个「失败」的研究。请容我细细说来。2016 年,博士之旅伊始,我的导师 Emin Gün Sirer 教授便拿出几份论文让我细细研读。其中有:


    Paxos Made Moderately Complex;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Implementing Fault-Tolerant Services Using the State Machine Approach。



这些都是共识协议研究经典中的经典。更没想到的是,有一天,我竟有幸与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的两位作者合作完成了后来的尤物协议。

相较于人工智能(AI)的论文,计算机系统相关的研究论文篇幅都较长,一般有十来页。而共识协议算法的论文每一页的难度又令人望而却步。在理解了共识问题的基础以及经典算法以后,一次开会中,Gün 教授开始考我了。本来胸有成竹的我,被他连珠炮一般的问题问得说不出话来。

「看来你需要回去重新读一遍啦,Ted!」,他淡然一笑,「不必担心,本来这世界上没多少人懂 Paxos。」(链闻注:「Paxos」指 Paxos 算法,Paxos 算法是莱斯利·兰伯特(Leslie Lamport)在 1990 年提出的一种基于消息传递且具有高度容错特性的一致性算法,很多大型分布式系统都采用 Paxos 算法来解决分布式一致性问题,Paxos 算法被普遍认为难以理解,难以实现。)

我愧色满面,仓皇逃出了办公室。于是下决心要把其中逻辑理清,以至无懈可击。


「异步」难题


共识协议,或者推广至各种分布式系统的协议,是一类基于时态逻辑的算法描述,其难点在于「异步」(asynchrony)。

所谓异步,就是若干个相对独立逻辑可以同时执行,并且它们之间能够依据算法发生交互。这里的「异步」与异步协议中异步所指不同,更接近于并发(concurrency)的概念。

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无时无刻不进行这种「异步」的操作:我们不会干等一天别人的消息,也不会在整个项目所有的事情做完后才睡觉休息。我们往往是会「同时」处理若干个不同的事务,尽量不会因为一件事没有做完而被卡住不做后续的所有事情。

这种等待着一件事情完成再处理另一件事情的过程,就可以被称为「同步」;而把事情做一部分丢给别人,接着马上进行其他操作的过程中,则产生了「异步」。

正如生活中的多任务同时处理一样,带有异步 / 并发性质的算法设计充满了挑战。以Paxos算法为例,它是一种 对宕机有一定容忍度的冗余算法(Crash Fault Tolerance,下称 CFT)。用通俗的话讲,也就是我们希望有若干个机器去备份同一个系统状态。这个状态可以是用户的信息、银行的交易,或者平台上程序的执行序列。这种「备份」(replication) ,使得整个系统有一定的抗故障能力 —— 一台带状态副本的机器崩溃之后,我们仍然有别的机器可以使用。

Paxos 作为这类协议的代表已经在业界获得了广泛的使用,比如 Google 的Spanner 系统。毫不客气地说,云服务和大规模数据中心的崛起,重要原因之一就要归功于此。美国计算机科学家莱斯利·兰波特(Leslie Lamport)提出了 Paxos 算法,这成为让他在 2013 年获得图灵奖的重要原因之一 —— 当然,兰波特有太多的贡献了,包括后文会提到的拜占庭容错算法(BFT),这里就不一一展开了。

不过,像 Paxos 这类算法因为需要保证系统各个机器同时处于一致的状态,以便对外表现为一个不间断的服务,因而十分难以设计和理解。

当然,我的那个故事的结局是:重新来过,认真钻研,自信满满地再次接受也解答了 Gün 教授提出的若干个刁钻的问题,最终通过了他的考验。

「那么接下来我希望你思考一下能不能基于区块链的结构设计一个 CFT 算法,打败 Paxos。」Gün 教授说。

「好的。」我回答到。


虽万难吾往矣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花去了我整整第一年一个学期的时间。

现在回想,这个过程短暂又漫长,时而枯燥无味,但时而又充满惊奇。我曾经构想出了一些看似正确的算法,但仅仅过了一天,随即便发现无法证明,或者算法本身存在错误。直到在第一个暑假来临前,我向导师提交了一份关于这方面研究的报告。

在报告中我分析了尝试用链式结构打败 Paxos 的各种大方向。其中主要分为两种:


    一种路线是采取类似原中本聪共识中的概率模型,然后通过随机的等待时间来建立起一个可以收敛的共识链;
    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思路则是像 Paxos 那样,使用子集(Quorum)交来把 Paxos「编码」在链上。



在报告中,我给出了基于 Python 快速构建的 Raft (一种类似 Paxos 的协议)和第一种路线的性能对比,得出了不成功的结论。而 Gün 教授对另一个路线并不持乐观态度 —— 因为 Paxos/Raft 现在已经被优化得很快了,在这种只有宕机的容错场景(即 Crash Fault__Tolerance,CFT)下是不具备优势的。

我们决定放弃这个 CFT 相关的研究,我也转而有了一个新项目,也就是后来的Avalanche 协议。它是一种概率安全的拜占庭容错协议,这里暂不展开。

有趣的是,报告提到的两条路线中,第一个正好和早期的 DPoS 思路如初一辙。DPoS 是一个备受争议的协议,它在早期并不是拜占庭容错的,而且协议本身没有严格的证明或者性能的测试,主要使用它的 EOS 虚拟货币,也沦为了一个高度中心化的系统。而第二个路线,如果将问题的领域由宕机容错(CFT)变为拜占庭容错(BFT),Paxos 改换成 DLS/PBFT,则像极了后来的尤物协议(即 HotStuff) 。


一拍即合


17 年秋季学期即逝,我向 VMware Research 的首席研究员Dahlia Malkhi表达了实习的意向。

b73249195db02e813bb6d1735b52cc57.jpg

Dahlia 毕业于希伯来大学,曾在 AT &T; 研究室工作多年,后自 1999 年到 2007 年在希伯来大学计算机系执教,之后又曾担任微软研究院在硅谷 (MSR Silicon Valley) 的首席研究员,并在 2014 年 MSR 硅谷被微软解散后参与创立了云基础架构和移动商务解决方案厂商威睿 (VMware) 的研究机构 VMware Research,担任首席研究员。她在分布式系统稳定性和安全性领域研究颇深。


当年 12 月,在清华—康奈尔区块链研讨会期间,Dahlia 和 VMware Research 的高级研究员 Ittai Abraham 飞到深圳,短暂参会并作了学术报告。报告内容是关于 BFT 协议在区块链时代下的新研究课题。期间,他们宣布发现了 2007 年获得 SOSP 最佳论文的 Zyzzyva BFT 系统存在的正确性问题,借此说明 BFT 协议过于复杂和难以理解,以致在业界无数专家审稿的 10 年以后,仍然可能会发现算法层面的正确性 bug。

我们在她宣讲的当天吃了早饭,席间她简短地用了 30 分钟问了一些关于我目前科研的问题作为面试。

Dahlia 在业界以一针见血和才思敏捷著称,在挺过了她的一些关于 Avalanche 协议的一些尖锐问题后,她表达出了对我一开始那个「夭折」 CFT 项目的浓厚兴趣。在次年的远程交流中,她提到了一个在构想的 BFT 算法有些类似于我的项目,并且询问我当初放弃的原因。之后我们一拍即合,去 VMware Research 实习的事情也就这么定了下来。


太平洋的风


实习就这么开始了。从东岸的纽约飞到了西岸的加州。美好的湾区,全新的暑假。烈日下,太平洋的风时而拨弄着我手中的纸页,我则低头继续思考着「谁是坏人,谁是好人,谁又背叛了谁」的问题 —— 拜占庭容错。

fc66ea6bfee07a11c8572ac19b6de97f.jpg


Dahlia 告诉我说,一般世界各地的博士生来这里实习的头一周都不需要做什么,而是应该去尝试摸清自己的能力,以及寻找感兴趣的项目。彼时,她提到希望我能看一下他们于三月份撰写的文稿。

3d0163641297cb56c49dff53c4db87e6.jpg


我喜忧参半。「喜」是因为有明确的文稿可以阅读,「忧」则是这个预印稿是不是意味着算法已经设计完毕,而我能做的事所剩无几?

实际上,在「挣扎」着阅读了一周以后,我发现初稿中描述的算法很是模糊,正确性的证明也是一笔带过,其中两个核心引理都是一句话。于是,在商议后,我们做了一个后来觉得极为明智,但对我来说也十分挑战的决定:我不去看那篇预印稿,而是从一张白纸开始,凭着自己受到的启发,结合已有的积累,用我的符号系统来重新描述算法,并且尝试给出严格的证明。

整个过程大概又花费了将近一周,最后我将重写的几页稿子交给了 Dahlia。令我欣喜的是,得到的反馈非常鼓舞人心。Dahlia 说我自己重头设计的算法在本质上和她当初的构想大体相似。

但是不久她就发现了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我的协议里面需要的假设比原本的预印稿的要更少。

我的解释是,原稿里面维护的变量和隐含条件过多,而且有的好像也不是必要。我相信「简单即是优美」的原则,于是去掉了一些觉得冗余的不变量。

瞬间,Dahlia 变得严肃认真了起来,直截了当地说,「不,这个简化会直接破坏协议的正确性」。

好在我已早有准备,向她解释了这个「重要」条件其实是不必要的。但是她依然坚持。

讨论变得逐渐激烈,于是我壮了胆,带着十足底气的口吻「挑战」道:「If so, could you please show me a counterexample? (如果真是这样,你能给我构造一个反例吗?)」她立即开始在眼前的白板上写写画画,我全神贯注,准备迎接对我思维以及口语表达的挑战。

在她数次尝试失败之后,我再次耐心地解释了一遍无需那个条件的原因。我说,听上去确实挺反直觉的,我一开始也觉得困惑,但是后来发现证明正确性并不需要它。最后,她将马克笔缓缓放下,笑着长出了一口气说,「目前我想不到反对的理由。Ted,你赢了。哈哈。」

证明不是一笔挥就的。我一开始自鸣得意的证明很快就被 Dahlia 发现了一个致命问题:有一个条件从来没有用过。和之前我们所争论的冗余条件不同,我们都意识到这是一个极为关键的条件,奈何找遍了整个证明都没有!

这种感觉就像是修好一个机器后发现手头多了一些零件,又或是做完手术发现金属盘里多出了一些器官一般。所幸的是,很快我们发现了其中一句话其实暗含了条件,但欣慰之余又感叹就算是专业人士,做这种 BFT 协议也是十分棘手。

随后,我们计划将旧稿替换成现在重写的新稿。


高手过招


Dahlia 一直是我最敬重的学者之一,因为她平易近人,跟年轻人打成一片,而在讨论学术问题时又有着渊博的知识储备和学者的严肃威严,讨论细致入微,不让毫厘。

老实说,在讨论中,大多数时候还是她取得了「胜利」。跟高手「过招」,我不得不叹服她思维的深度、广度和速度。这也是跟她合作的乐趣:就像是一场赛车比赛,稍一不留神,她就在弯道直接超车,一骑绝尘了;或是在你飞速狂奔而不知其所往时将其横刀拦下,使之冷静下来解释清楚。

不久,坐在旁桌的Mike Reiter也加入了我们的讨论。我对计算机安全领域的大佬知之甚少,自然也是不知道这位 Mike 的来头。只是当时觉得他特别友善,还经常来问我需不需要来看一眼我的稿子,或者讨论一下算法问题。

8cd11ae426f2166434ea326aa07a8f49.jpg

Mike Reiter,现为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计算机系教授


他也对 HotStuff 感兴趣,于是我们便有了三人的开会小组。再后来我才意识到,原来最早读的那篇于 1998 年发表的著名论文「拜占庭仲裁系统 Byzantine Quorum Systems」,正是 Dahlia 和Mike 在 AT&T; 实验室工作时期所合著的成果。那时的我还在幼儿园留着口水,咬着手指。

9885055aee2fcaf2c2d3466867a841ed.jpg

1998 年发表在学术期刊「分布式计算」上的论文「Byzantine quorum systems」


相比 Dahlia,Mike 更像是那种深藏不露的扫地僧。他时常会在你作报告加速时打断,慢条斯理道:「恕我愚钝,但是我不理解你刚刚说的东西,你能再解释一遍吗?」而我逐渐察觉到他懂的其实远比看上去的多,总能在关键的地方提出非常好的问题。一旦他和 Dahlia 争论起来,我几乎无法插嘴,只好在一旁以崇敬的目光看着两位「神仙大战」。


犹物之生


Dahlia 提起了最初的论文稿其实投了 2018 年的 PODC 会议(分布式系统理论顶会),结果被拒。原因有二:审稿人觉得这论文写得太笼统,他们没能理解算法的具体过程,以及证明过于简陋;另一方面则是他们认为实用拜占庭容错算法(PBFT)的期刊版本已经在其中「暗示」了可能存在线性复杂度的换届(view change),所以论文号称的线性换届并不是新东西。

Dahlia 对第一点心服口服 —— 这也是让我不看原文重头写过的原因之一。但她对第二点不以为然,因为她去找来了那个期刊论文,所谓「暗示」并不可行。

就这一点,我们两人在一次讨论中对 PBFT 期刊版本的算法进行了剖析,最终得出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 PBFT 的换届做不到线性,也就是审稿人的说法有误;但坏消息是,Dahlia 的旧稿里面的算法并不符合标题所说的完全线性,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微妙之处。

e5c52bc1871a35eb580dc5ef98f51f37.jpg

就在这次和 Dahlia 对 PBFT 期刊版本的讨论中,我们得到了新的思路


实际上,为了保证响应度(responsiveness, 即在正常运行中不需要让每个共识等待最大的网络延迟,从而沦为「同步协议」),不得不变成平方复杂度;或者为了线性复杂度而放弃响应度。无论何种取舍,皆使我们的贡献度大幅缩水 —— 这朵乌云不幸地于周五飘在了头顶,在这沦为「incremental work」的阴霾下我们若有所思地开始了周末。


柳暗花明


山重水复后,我席间提到的一个思路给了 Dahlia 新的启发。于是,在那个周日的下午,当我还在家慵懒地用笔记本看新闻时,突然收到了一封她上千字的邮件。

果然,在我们的 HotStuff 体系中,尽管最初的算法跟 Tendermint 本质相仿(抛开我们更简洁优美不谈),但还有别的变种可以打破这种壁垒:在保证与 PBFT 类似响应度的同时,达到线性的消息复杂度下界,即理论最优。值得一提的是,前面提到的 Paxos (非拜占庭容错)同样也是线性复杂度。

主要思路就是那天讨论中我突发奇想提到的:「如果我们增加一个阶段呢?两个阶段的协议变三个阶段,但是好像我们可以用中间阶段维护的不变量(Invariant)来避免 Liveness 的问题,从而完全保证响应度。」

于是,便有了第三版的「尤物」,也是 Facebook 的LibraBFT所基于的那个。

尽管在最终发表的论文中,我被列为第一作者,但是这个算法的提出,与 Dahlia 和 Mike 等经验丰富学者的紧密协作及相互间激发出的灵感密切相关。我也很开心,能够在 VMware Research 短暂的暑假实习期间完成「尤物」的主体部分算法。

在实习结束之后的半年间,我们坚持不懈地完善理论和代码,并且也尝试向业界推广该成果。我们都对创造可以用于实际系统的协议充满热情,也都对理论和系统实践有着一定经验。Dahlia 显然比我拥有更多的经验和更深刻的认识,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令人感动的是,她对我的思考和每一个建议都认真加以考虑,并且也充分信任我的一些观点——这使得我凭借自己对系统和这个行业的理解能有所施展。

例如 Facebook 的 Libra 技术文档中反复提到的「起搏器」(Pacemaker),就是由我提出并取的名字。当时我看到 HotStuff 框架提供了一次从算法层面对共识安全(safety)和性能(Liveness) 进行解耦合(decouple)的机会,然后在第一次描述算法时就将保证系统安全的部分抽离出来,然后将与具体应用相关的 heuristics 部分分离成为一个「起搏器」,来拯救 Liveness。

这一点,毫无疑问,是谈论 HotStuff 无法避开的有趣话题。

我真心期待这个「尤物」,能够让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巨头,抑或是创业公司,能够真正构建实际的拜占庭容错系统。毫无疑问,Facebook 首先尝了鲜。

我们在 2018 年向他们推荐了「尤物」,而后如技术文档中所说,在考虑了市面上诸多其他算法后,他们作出了决定。

与此同时,我也向一些国内的创业公司宣传了算法。遗憾的是我跟国内大公司并没有机会接触,只听说他们在共识上栽了不少跟头。

讽刺的是,如今的市场上,极大一部分区块链公司并没有实现所谓的区块链,遑论拜占庭容错。残酷的现实就是,就算从 Google、Facebook 或是阿里、腾讯等公司抓出最优秀的程序员,其中能够熟练掌握 Paxos (CFT 容错非 BFT 容错) 、且知晓如何从头构建这样高效系统的人屈指可数。

但是我们不要感到灰心丧气,因为这反而是对国内产业的一个前所未有的,赶超世界最领先水平的机遇。除比特币和以太坊之外,一个合格的、成熟的新 BFT 容错系统尚未诞生,谁将摘取这个王冠 —— 更确切的是,哪些公司将弯道超车,这尚未可知。

我希望「尤物」能够抛砖引玉,为此铺平道路。


撰文:Ted Yin,康奈尔大学博士生,Ava Labs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系统架构师

建议叫停与回应,Facebook将如何应对监管诘难

项目gongxia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5 11:58 • 来自相关话题

Libra的权衡。



从昨日美国立法机构的四位主席联名向马克·扎克伯格等多名Facebook高管发出公开信,要求其暂停所有有关Libra加密货币的开发并举行听证会后。今天,已确认参与听证会的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也做出了回应。

一方是美国监管保守派的来势汹汹,另一方则是早有对策的发币大亨。而Facebook到底会以怎样的方式去应对监管,实际上,这从Libra的体系构架和此次大卫·马库斯的回应中已经初现端倪。


保守派的担忧


2019年6月18日,Facebook宣布计划开发一种名为Libra的新型加密货币,以及一种存储这种加密货币的数字钱包Calibra。

这个在对外公布之初就已经获得包括Facebook、万事达、Visa等28家国际大公司支持,影响力超全球四分之一人口的项目,直接打了美国监管一个措手不及。

反应最快的是Maxine Waters,这位美众议院民主党人、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在该项目公布后不久,就率先提出了暂时搁置的要求。

不仅如此,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也陆续有超过30个美国团体呼吁叫停Libra。

终于,在昨日,Maxine Waters联合了包括众议院财政小组委员会在内的等多方监管势力联名向Facebook发难。

据了解,在致Facebook高管的公开信中,保守派的担忧有以下几点:


1、总部设在瑞士

公开信中表示,这个体系的总部设在瑞士,即旨在与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相抗衡。如果不能停止开发工作,就有可能出现一个“由瑞士控制的、一旦失败将会引发金融海啸的新体系。”


2、影响力过于巨大

单就Facebook而言,其用户已经超过全球四分之一的用户,而保守派认为,Libra可能会带来一个全新的全球金融体系,如果不加以监管,将对国家乃至全球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3、Libra白皮书披露信息不足

包括Maxine Waters在内的众议院民主党人士认为,白皮书中提供的关于libra和Calibra的意图、角色、潜在用途和安全性的信息不足问题,暴露出巨大的风险,其还缺乏明确的监管保护。而这些漏洞还可能会被坏人利用和掩盖。


4、Libra可能会成为洗钱平台

公开信中列举了以往加密货币被盗的事例,其认为,那些使用Facebook数字钱包的用户——在没有存款保险的情况下,可能存储数万亿美元 ——也可能成为黑客的目标。例如,在2018年前三个季度,黑客从加密货币交易所窃取了近10亿美元。所以,libra系统还可能提供一个缺乏监管、为洗钱等非法活动提供便利的平台。


5、Facebook本身的隐私问题

一直以来,Facebook都饱受隐私方面的争议,而这也成为了保守派的诘难点。公开信中表示,鉴于Facebook过去麻烦不断,所以Libra面临的风险会更加明显,因为该公司并不能一直保证用户的信息安全。例如,2016年特朗普竞选活动聘请的政治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可以访问超过5000万Facebook用户的私人数据,用于影响投票行为。不仅如此,仅在2019年第一季度,Facebook就删除了22亿多个虚假账户,包括那些宣传恐怖主义宣传和发布仇恨言论的账户。近期,Facebook还被美国住房与城市发展部起诉,理由是该其广告平台违反住房平等法律。

基于以上几点,保守派人士认为,应该立即停止Libra的开发工作。而在停止期间,打算就加密货币的风险和优势举行公开听证会,并探讨立法解决方案。而在立法出台前,不能恢复Libra的开发工作。


Libra的市场设计逻辑应对


时间退回到今年5月,彼时,在距离Facebook发币貌似还“遥遥无期”的时候,市场上对Facebook的发币事宜并不看好。

而当时质疑Facebook Coin可能是“信誉积分”、“中心化”、“隐私”等的评论,随着Libra白皮书的出现逐渐变为“影响”、“监管”、“技术”。显然,随着Libra白皮书的出现,人们热议的焦点也随之转移。但仍有业内人士认为,此前人们的关注点,可能成为Facebook应对监管的关键。

而此间的重点就在于Facebook会如何在“积分”与“稳定币”之间进行权衡。

如何在保持相对集中的情况下实现权力下放、如何在依赖本地机构的同时与加密市场接轨、又如何权衡区块链与非区块链的争议……

实际上,在6月18日当天,除了Libra白皮书和技术白皮书的发布外,同时上线的还有一篇由Calibra资助支持编纂的一篇学术论文。而该论文中的提出的“基于区块链的金融系统的长期均衡理论”正是Libra践行的市场设计逻辑。

记者曾在“Libra如何践行区块链+市场设计新思路,POS创建全球合约的新捷径?”一文中公布了该论文。

该论文分析称,“POS下的关系合约仅依赖于本地机构——但是将它们与密码学结合起来可以创建一个正式的平台全球合约。”

其表示,传统的金融体系通过由执法机构支持的相关契约来维持信任,而在POS设计中,只要将金融基础设施及其治理的控制权分配给被信任的中介机构,那么不仅可以解决传统金融中的集中化、高费用、交易壁垒等问题,还可以降低金融体系对破产的弹性和第三方的干涉。

而Libra现有的28位合作公司(最后目标为上百名合作公司),正是对集中性和权力下放的权衡,这类似于现如今众多POS项目中的节点,但Libra的节点代表是“强有力的地方机构”,而这些地方机构也可能成为对监管的权衡。

沃顿商学院的教授、技术政策专家Kevin Werbach就评论称,这篇论文提出了一个论点,为什么PoS创造的激励与一个正在出现的法律/制度上可执行的制度相兼容,而关系合约并不一定存在。

“承认法律/制度环境并不意味着区块链“只是一个集中的数据库”。“它使可伸缩性和治理变得容易得多。但它创造了自己的一套权衡。”Kevin Werbach的这一评论完美的映照了属于Libra的尝试。


从David Marcus的回应中看具体的应对措施


当地时间7月3日,Facebook Libra项目负责人David Marcus于个人Facebook发布长文《Libra, 2 weeks in》,就过去两周Libra所遇到的一些质疑及误解进行解释。

而从David Marcus的回应中可以看到Libra的初步应对:


1、Facebook并不掌管Libra

David Marcus表示,Facebook不会控制Libra网络、货币或其支持储备。Facebook将只是Libra协会的一百多名会员之一。不会有任何特权。这样一来,有关于Facebook本身的隐私问题就不会牵扯到Libra身上。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Facebook拥有并控制着Calibra,但它不会看到Calibra的财务数据。更重要的是,人们将有很多方式来利用Libra并进入网络。你将能够使用一系列托管钱包和非托管钱包,这些钱包之间将具有完全的互操作性,这意味着你将能够通过不同公司的钱包支付和接收支付,甚至使用你自己运行的软件钱包。底线是,你不必相信Facebook就能从天秤座中获益。Facebook也不会对天秤座网络承担任何特殊责任。但我们希望人们会对Calibra钱包有好感。我们已经清楚我们的财务数据分离方法,我们将履行我们的承诺,努力实现真正的效用。”


2、Libra不是开放的,也并非去中心化

David Marcus表示,虽然节点的可替换性是区块链的一个基本原则,这也是为什么Libra致力于在未来几年逐步过渡到无许可状态。但同时,通过可在受管制的环境中运作并具有确保网络基础阶段完整性所需专业知识的可信实体来启动项目也是很重要的。

其认为,100个地理上分散的、行业上多样化的组织是相当去中心的。可能在平衡状态下并不够,但就启动阶段来说确实如此。对比来看,其他区块链上矿工的权力集中问题往往被忽视。但毫无疑问,还存在更多去中心化的区块链。

可以看到,Libra此番基于集中性的变相权力下放的举措,与目前的区块链市场的公链项目相比,可能具备更高的“去中心化”属性,与此同时,因为是非去中心化的,所以Libra更容易符合监管的需求。


3、为什么Libra协会的章程仍未确定?

Libra的章程应该由初始成员共同完成,在这种情况下Libra网络才会成为公共产品,这也是Libra有关信息尚不明确的主要原因。


4、以KYC检验抵制洗钱

对于监管方质疑的“Libra可能会成为洗钱平台”,David Marcus表示Libra会在资金出入时进行适当的KYC检验,除此之外,执法和监管机构亦可对链上活动进行自主分析。Libra协会将继续在这些关键问题上积极、公开地与所有相关利益相关方进行接触。所以,Libra应改进监测和执行力,而非被阻止。

可以看到,有关于监管的质疑,Facebook也是早有准备。当然,就目前的监管诘难与Facebook回应来看,双方的矛盾显然还不止于此,而Facebook是否还留有后手,只能期待接下来听证会的进展。


原创:共享财经 Neo 查看全部
Libra-GovColumns.jpg


Libra的权衡。




从昨日美国立法机构的四位主席联名向马克·扎克伯格等多名Facebook高管发出公开信,要求其暂停所有有关Libra加密货币的开发并举行听证会后。今天,已确认参与听证会的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也做出了回应。

一方是美国监管保守派的来势汹汹,另一方则是早有对策的发币大亨。而Facebook到底会以怎样的方式去应对监管,实际上,这从Libra的体系构架和此次大卫·马库斯的回应中已经初现端倪。


保守派的担忧


2019年6月18日,Facebook宣布计划开发一种名为Libra的新型加密货币,以及一种存储这种加密货币的数字钱包Calibra。

这个在对外公布之初就已经获得包括Facebook、万事达、Visa等28家国际大公司支持,影响力超全球四分之一人口的项目,直接打了美国监管一个措手不及。

反应最快的是Maxine Waters,这位美众议院民主党人、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在该项目公布后不久,就率先提出了暂时搁置的要求。

不仅如此,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也陆续有超过30个美国团体呼吁叫停Libra。

终于,在昨日,Maxine Waters联合了包括众议院财政小组委员会在内的等多方监管势力联名向Facebook发难。

据了解,在致Facebook高管的公开信中,保守派的担忧有以下几点:


1、总部设在瑞士

公开信中表示,这个体系的总部设在瑞士,即旨在与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相抗衡。如果不能停止开发工作,就有可能出现一个“由瑞士控制的、一旦失败将会引发金融海啸的新体系。”


2、影响力过于巨大

单就Facebook而言,其用户已经超过全球四分之一的用户,而保守派认为,Libra可能会带来一个全新的全球金融体系,如果不加以监管,将对国家乃至全球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3、Libra白皮书披露信息不足

包括Maxine Waters在内的众议院民主党人士认为,白皮书中提供的关于libra和Calibra的意图、角色、潜在用途和安全性的信息不足问题,暴露出巨大的风险,其还缺乏明确的监管保护。而这些漏洞还可能会被坏人利用和掩盖。


4、Libra可能会成为洗钱平台

公开信中列举了以往加密货币被盗的事例,其认为,那些使用Facebook数字钱包的用户——在没有存款保险的情况下,可能存储数万亿美元 ——也可能成为黑客的目标。例如,在2018年前三个季度,黑客从加密货币交易所窃取了近10亿美元。所以,libra系统还可能提供一个缺乏监管、为洗钱等非法活动提供便利的平台。


5、Facebook本身的隐私问题

一直以来,Facebook都饱受隐私方面的争议,而这也成为了保守派的诘难点。公开信中表示,鉴于Facebook过去麻烦不断,所以Libra面临的风险会更加明显,因为该公司并不能一直保证用户的信息安全。例如,2016年特朗普竞选活动聘请的政治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可以访问超过5000万Facebook用户的私人数据,用于影响投票行为。不仅如此,仅在2019年第一季度,Facebook就删除了22亿多个虚假账户,包括那些宣传恐怖主义宣传和发布仇恨言论的账户。近期,Facebook还被美国住房与城市发展部起诉,理由是该其广告平台违反住房平等法律。

基于以上几点,保守派人士认为,应该立即停止Libra的开发工作。而在停止期间,打算就加密货币的风险和优势举行公开听证会,并探讨立法解决方案。而在立法出台前,不能恢复Libra的开发工作。


Libra的市场设计逻辑应对


时间退回到今年5月,彼时,在距离Facebook发币貌似还“遥遥无期”的时候,市场上对Facebook的发币事宜并不看好。

而当时质疑Facebook Coin可能是“信誉积分”、“中心化”、“隐私”等的评论,随着Libra白皮书的出现逐渐变为“影响”、“监管”、“技术”。显然,随着Libra白皮书的出现,人们热议的焦点也随之转移。但仍有业内人士认为,此前人们的关注点,可能成为Facebook应对监管的关键。

而此间的重点就在于Facebook会如何在“积分”与“稳定币”之间进行权衡。

如何在保持相对集中的情况下实现权力下放、如何在依赖本地机构的同时与加密市场接轨、又如何权衡区块链与非区块链的争议……

实际上,在6月18日当天,除了Libra白皮书和技术白皮书的发布外,同时上线的还有一篇由Calibra资助支持编纂的一篇学术论文。而该论文中的提出的“基于区块链的金融系统的长期均衡理论”正是Libra践行的市场设计逻辑。

记者曾在“Libra如何践行区块链+市场设计新思路,POS创建全球合约的新捷径?”一文中公布了该论文。

该论文分析称,“POS下的关系合约仅依赖于本地机构——但是将它们与密码学结合起来可以创建一个正式的平台全球合约。”

其表示,传统的金融体系通过由执法机构支持的相关契约来维持信任,而在POS设计中,只要将金融基础设施及其治理的控制权分配给被信任的中介机构,那么不仅可以解决传统金融中的集中化、高费用、交易壁垒等问题,还可以降低金融体系对破产的弹性和第三方的干涉。

而Libra现有的28位合作公司(最后目标为上百名合作公司),正是对集中性和权力下放的权衡,这类似于现如今众多POS项目中的节点,但Libra的节点代表是“强有力的地方机构”,而这些地方机构也可能成为对监管的权衡。

沃顿商学院的教授、技术政策专家Kevin Werbach就评论称,这篇论文提出了一个论点,为什么PoS创造的激励与一个正在出现的法律/制度上可执行的制度相兼容,而关系合约并不一定存在。

“承认法律/制度环境并不意味着区块链“只是一个集中的数据库”。“它使可伸缩性和治理变得容易得多。但它创造了自己的一套权衡。”Kevin Werbach的这一评论完美的映照了属于Libra的尝试。


从David Marcus的回应中看具体的应对措施


当地时间7月3日,Facebook Libra项目负责人David Marcus于个人Facebook发布长文《Libra, 2 weeks in》,就过去两周Libra所遇到的一些质疑及误解进行解释。

而从David Marcus的回应中可以看到Libra的初步应对:


1、Facebook并不掌管Libra

David Marcus表示,Facebook不会控制Libra网络、货币或其支持储备。Facebook将只是Libra协会的一百多名会员之一。不会有任何特权。这样一来,有关于Facebook本身的隐私问题就不会牵扯到Libra身上。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Facebook拥有并控制着Calibra,但它不会看到Calibra的财务数据。更重要的是,人们将有很多方式来利用Libra并进入网络。你将能够使用一系列托管钱包和非托管钱包,这些钱包之间将具有完全的互操作性,这意味着你将能够通过不同公司的钱包支付和接收支付,甚至使用你自己运行的软件钱包。底线是,你不必相信Facebook就能从天秤座中获益。Facebook也不会对天秤座网络承担任何特殊责任。但我们希望人们会对Calibra钱包有好感。我们已经清楚我们的财务数据分离方法,我们将履行我们的承诺,努力实现真正的效用。”


2、Libra不是开放的,也并非去中心化

David Marcus表示,虽然节点的可替换性是区块链的一个基本原则,这也是为什么Libra致力于在未来几年逐步过渡到无许可状态。但同时,通过可在受管制的环境中运作并具有确保网络基础阶段完整性所需专业知识的可信实体来启动项目也是很重要的。

其认为,100个地理上分散的、行业上多样化的组织是相当去中心的。可能在平衡状态下并不够,但就启动阶段来说确实如此。对比来看,其他区块链上矿工的权力集中问题往往被忽视。但毫无疑问,还存在更多去中心化的区块链。

可以看到,Libra此番基于集中性的变相权力下放的举措,与目前的区块链市场的公链项目相比,可能具备更高的“去中心化”属性,与此同时,因为是非去中心化的,所以Libra更容易符合监管的需求。


3、为什么Libra协会的章程仍未确定?

Libra的章程应该由初始成员共同完成,在这种情况下Libra网络才会成为公共产品,这也是Libra有关信息尚不明确的主要原因。


4、以KYC检验抵制洗钱

对于监管方质疑的“Libra可能会成为洗钱平台”,David Marcus表示Libra会在资金出入时进行适当的KYC检验,除此之外,执法和监管机构亦可对链上活动进行自主分析。Libra协会将继续在这些关键问题上积极、公开地与所有相关利益相关方进行接触。所以,Libra应改进监测和执行力,而非被阻止。

可以看到,有关于监管的质疑,Facebook也是早有准备。当然,就目前的监管诘难与Facebook回应来看,双方的矛盾显然还不止于此,而Facebook是否还留有后手,只能期待接下来听证会的进展。


原创:共享财经 Neo

Facebook官宣“不会放弃Libra”,扎克伯格决心为比特币“挡子弹”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4 10:53 • 来自相关话题

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已经成为美国货币政策和美元自身的“对手”,正是基于这个观点,美国国会连番发难,如今已经正式敦促马克·扎克伯格停止其加密项目的开发。

扎克伯格现在将与美国政府展开正面交锋,并以此为加密货币立法铺平道路。通过与监管机构争夺建立一个新的金融竞技场,Facebook正因为加密货币而付出巨大代价。但是为什么呢?这对马克·扎克伯格有什么好处?

 
美国国会要求Facebook暂停开发加密货币
 

由Maxine Waters领导的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昨日致函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坚称Facebook应“立即”停止对Libra的开发。这封信将Libra视为全球金融体系的威胁。

    “这些产品可能会帮助建立一个全新的全球金融体系,该体系总部位于瑞士,旨在与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抗衡。”


信中还指出,如果加密货币服务得不到适当的监管,那么更广泛的加密货币服务将“构成危及美国和全球金融稳定的系统性风险”。

扎克伯格为比特币挡子弹?

然而,Waters给Facebook的信中最重要的部分出现在结尾。她承诺利用这一禁令来学习更多关于加密货币的知识,并开始着手立法。

    “在Libra暂停期间,我们打算就基于加密货币的活动的风险和好处举行公开听证会,并探讨立法解决方案。”







Maxine Waters


换句话说,美国政府最终将为加密生态系统带来一些亟需的清晰度。但这将经历一场漫长而痛苦的战斗,Facebook将承受打击。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拥有庞大的资金和律师队伍,他正在为整个行业承受一颗子弹。正如律师杰克·切文斯基所说:

    “几年来,加密货币一直处于蜜月期:大到足以与之相关,但还不至于严重威胁到现状。Libra可能会结束这一阶段。现在,我们正面临着严峻的问题,而Facebook是唯一的答案。”


当Facebook与监管机构和政府打交道时,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将相对自由地发展。

 
Facebook不会停止Libra加密货币计划
 

尽管国会措辞强硬,但扎克伯格不太可能停止对Libra的开发。在回应这封信时,Facebook表示:

    “我们期待着在这一进程向前推进的过程中与议员们合作,包括在即将举行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和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听证会上回答他们的问题。”


换句话说,扎克伯格愿意与监管机构合作,但他不会让步。

 
马克·扎克伯格为Libra不惜与国会对抗,其动机是什么?
 

你不得不问,为什么马克•扎克伯格要把自己放在监管机构的出气筒上?

第一个动机很简单:Facebook将从Libra中提取海量的综合财务数据。虽然Facebook表示天秤座协会(Libra Association)是去中心化的,但像Facebook这样的节点运营商将有权访问交易数据。Facebook提出的数字钱包Calibra也将在特定条件下与Facebook共享数据。

即使Calibra不把个人交易和他们的Facebook个人资料联系起来,Facebook也可以访问汇总的财务数据。再加上24亿用户的私人信息,Libra是一个强大的货币化工具。

然后是力量。扎克伯格与政府的较量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他正在扩大Facebook对人们生活中最私密领域的控制:金钱。


原文:https://www.ccn.com/op-ed/mark-zuckerberg-bullet-crypto/2019/07/03/
作者:Ben Brown
编译:Kyle 查看全部
201907040241135925.jpg

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已经成为美国货币政策和美元自身的“对手”,正是基于这个观点,美国国会连番发难,如今已经正式敦促马克·扎克伯格停止其加密项目的开发。

扎克伯格现在将与美国政府展开正面交锋,并以此为加密货币立法铺平道路。通过与监管机构争夺建立一个新的金融竞技场,Facebook正因为加密货币而付出巨大代价。但是为什么呢?这对马克·扎克伯格有什么好处?

 
美国国会要求Facebook暂停开发加密货币
 

由Maxine Waters领导的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昨日致函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坚称Facebook应“立即”停止对Libra的开发。这封信将Libra视为全球金融体系的威胁。


    “这些产品可能会帮助建立一个全新的全球金融体系,该体系总部位于瑞士,旨在与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抗衡。”



信中还指出,如果加密货币服务得不到适当的监管,那么更广泛的加密货币服务将“构成危及美国和全球金融稳定的系统性风险”。

扎克伯格为比特币挡子弹?

然而,Waters给Facebook的信中最重要的部分出现在结尾。她承诺利用这一禁令来学习更多关于加密货币的知识,并开始着手立法。


    “在Libra暂停期间,我们打算就基于加密货币的活动的风险和好处举行公开听证会,并探讨立法解决方案。”




201907040230575260.jpeg

Maxine Waters


换句话说,美国政府最终将为加密生态系统带来一些亟需的清晰度。但这将经历一场漫长而痛苦的战斗,Facebook将承受打击。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拥有庞大的资金和律师队伍,他正在为整个行业承受一颗子弹。正如律师杰克·切文斯基所说:


    “几年来,加密货币一直处于蜜月期:大到足以与之相关,但还不至于严重威胁到现状。Libra可能会结束这一阶段。现在,我们正面临着严峻的问题,而Facebook是唯一的答案。”



当Facebook与监管机构和政府打交道时,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将相对自由地发展。

 
Facebook不会停止Libra加密货币计划
 

尽管国会措辞强硬,但扎克伯格不太可能停止对Libra的开发。在回应这封信时,Facebook表示:


    “我们期待着在这一进程向前推进的过程中与议员们合作,包括在即将举行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和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听证会上回答他们的问题。”



换句话说,扎克伯格愿意与监管机构合作,但他不会让步。

 
马克·扎克伯格为Libra不惜与国会对抗,其动机是什么?
 

你不得不问,为什么马克•扎克伯格要把自己放在监管机构的出气筒上?

第一个动机很简单:Facebook将从Libra中提取海量的综合财务数据。虽然Facebook表示天秤座协会(Libra Association)是去中心化的,但像Facebook这样的节点运营商将有权访问交易数据。Facebook提出的数字钱包Calibra也将在特定条件下与Facebook共享数据。

即使Calibra不把个人交易和他们的Facebook个人资料联系起来,Facebook也可以访问汇总的财务数据。再加上24亿用户的私人信息,Libra是一个强大的货币化工具。

然后是力量。扎克伯格与政府的较量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他正在扩大Facebook对人们生活中最私密领域的控制:金钱。


原文:https://www.ccn.com/op-ed/mark-zuckerberg-bullet-crypto/2019/07/03/
作者:Ben Brown
编译:K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