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pp

Dapp

菠菜没留住赌徒,DApp没看到明天...

市场odaily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8 19:04 • 来自相关话题

菠菜DApp 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

菠菜是币圈对“博彩”的昵称,DApp 指的是基于分布式技术的应用程序。一年前,菠菜DApp 打得正火热。

2018 年的夏天,资金盘属性 DApp FOMO3D 上线,这款基于用户赌博、套利、投机需求开发出来的 DApp 不到 24 小时就吸金上亿,引爆了人们对于 DApp 开发野心。

在此市场环境下,菠菜DApp 游戏开始兴盛。

当时的菠菜有多火?

可以说,在 FOMO3D 之后,几乎每隔几天就陆续有新的菠菜类 DApp 上线。与此同时,6 月底才刚刚上线主网的 EOS 公链更是迎来了 DApp 生态的爆发,大量 DApp 开发者涌入开发菠菜DApp。一时间,骰子、德扑、赛狗等形形色色的菠菜DApp 在全球市值前三名的公链井喷,菠菜DApp 成为了漫长熊市中的绚烂烟火。






那时,24 小时用户活跃最高的 DApp 应用前十名几乎都是菠菜类游戏。菠菜也一度被认为与区块链有着天然契合点,将最先成为落地的一大应用场景。

2018 年末,我们将菠菜称为 DApp 风口上的猪,人人都想进来分羹。但到了2019 年,菠菜的声音渐渐淡出了这个圈子,一波老玩家、项目方正在离场。与此同时,DeFi(去中心化金融)、Staking(储币生息)、IEO(首次交易所发行)、比特币牛市等种种事件都在分散着这个圈子里存量用户的注意力,只有头部的 DApp 能活下去,菠菜DApp 也是如此。

也许你会说,这个市场从来就不缺少赌徒,老玩家离场后,会有一波新人涌入。但现实却是,菠菜和 DApp 都没有迎来他们半年前所期待的爆发期。


菠菜声音渐弱,部分玩家退场


进入 2019 年以来,菠菜似乎已经过时了。

“早就不玩了,现在一点玩的动力都没有。”当问及是否还在继续玩菠菜游戏时,DApp 老玩家黄旭摇了摇头。

一年前,黄旭开始接触 DApp 应用,火爆的 DApp 他总是一个不落地体验过一遍。但他几乎从不涉猎菠菜这一板块。

2018 年 10 月前后,EOS 主网上的菠菜类游戏开始井喷式爆发,看着越来越多人入场玩菠菜,黄旭也心动并入场了。

对于黄旭来说,玩菠菜的动力来源于“体验+赚钱”。

黄旭的菠菜主战场是 EOS 上的掷骰子游戏Dice,但在新项目发布时,他也总是冲在最前面,抢先加入新项目社群。

数月前,黄旭加入了一个为新菠菜项目 EOSJob 打新的社群,当时社群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玩,讨论的消息更是源源不断,分分钟消息都能飙升至 99+。

每次上线,黄旭都要花上一两个小时在菠菜上。但玩了一段时间后,黄旭才发现自己不仅钱没赚到,之前花在菠菜上的时间都打了水漂:“玩到后面真的有点上瘾了,但后来发现这终究是概率游戏,算下来肯定是亏的,既耽误时间,也不赚钱。”

赌博其实就是一场概率事件,庄家有无数次能赢的概率,但你只有一次。

意识到菠菜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后,黄旭离场了。如今再回看当时加入的一众菠菜应用打新群,黄旭发现,和他一样默默离场的玩家并不少。

“EOSJob 那个群后来就没声音了,已经变死群了。”黄旭说。

Odaily星期日报通过 DAppTotal 查阅数据发现,EOSJob 在初推出时用户的确不少,一度出现了几个峰值,但截至发稿前,日活用户不到 4 人。

像黄旭一样浅尝即止的玩家有很多,大部分人都在 2019 年后开始了离场潮。一些玩家向 Odaily星球日报坦言称:“Dapp 越来越没体验了,菠菜也不玩了,感觉很凉。”

输多赢少,正是赌徒们离场的一大因素。

PeckShield 为 Odaily星球日报提供的数据显示,从 2019 年 2 月开始,EOS 链上菠菜类 DApp 亏钱玩家占比不断攀升。2 月至 5 月间,亏钱玩家占比均超过 50%,其中 2019 年 5 月亏钱玩家的占比更是超过了 60%;波场(TRON)链上菠菜类 DApp 亏钱玩家的占比更是从 2018 年 10 月开始就已经呈现了超过 50% 的趋势。






对比,PeckShield 团队解析:之所以亏的人变多了,是因为平台间竞争压力大,可能存在平台调整中奖率算法的情况。此外,另一种可能是用户流失率大了,很多用户玩几把觉得亏了就不玩了,因此被计入亏损用户。


赌徒聚集在头部薅羊毛


“菠菜是真实存在的市场,刚需市场。此类玩法下面有一些赌徒长期呆着,所以你说他一点没有前途,肯定不是。”一业内人士评价道。

币圈是一个投机者聚集的市场,如果说币圈都是想拿 1 万块钱赚 100 万的人,菠菜的确提供了天然的渠道。

人们相信,即便菠菜DApp 流量枯竭,赌徒是会一直存在的。这个看似死气沉沉的市场里,的确仍有一些头部的菠菜DApp 正在聚集着存量玩家。

近半年来,波场头部菠菜应用 WINK(Tronbet)日活用户虽出现了小幅波动,但其日活量几乎均是稳定在 2000 以上的。






WINK 登陆币安 IEO 的消息也是近期来 DApp 圈的一件大事。

但对于 WINK 登陆币安的事件,人们评价不一。

支持者认为,相比起各种概念空气币,DApp 起码算是一个落地的应用,币价是靠真实的交易量来支撑着的。

反对者则批判 WINK 是个垃圾项目,只炒作金融产品也是在建设空中楼阁,并没有为行业带来任何价值,可持续性存怀疑。

菠菜这个市场里从来不缺赌徒,但与纯粹的赌徒心态不同的是,有一波“聪明人”还瞄准了菠菜DApp 背后的分红代币。

WINK 的成功上币诱发了一种新的玩家盈利方式——赌博即挖矿。

不同于黄旭,查理辛自嘲为“赌狗”,称自己有易梭哈体质。他从去年 7 月份入场玩菠菜DApp,用他的话来说,他是菠菜DApp 的资深玩家,EOS、TRX 的菠菜上来后都撸了个遍。

“你进一个场子,里面有几百桌在打牌,你知道这感觉多震撼不?(就像是)农村婚礼几百桌,不是在吃饭,都在打牌。”查理辛向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这样形容他看到的链上赌场生态。

随着菠菜声音渐弱,菠菜应用开始如流水般迭代,而他却是坚守在菠菜市场里铁打的玩家。他甚至能说出一些项目方们跑路前管用的套路——做不下去就假装黑客攻击奖池,关门跑路

查理辛称,自己之所以热衷菠菜,不仅仅是能满足“赌”的欲望,还能“挖矿”。“挖矿”指的是通过玩菠菜游戏获得该菠菜应用的分红币,从 Eosbet、Tronbet 到 BG(BigGame)甚至一些已经“跑路”、币价“归零”的菠菜DApp 项目方,他都“薅”了个遍。

“好听点是游戏即挖矿,难听点是赌博即挖矿。不然你以为我哪里来钱不断赌?有时候挖着挖着,赢钱了还赚平台币。”查理辛向 Odaily星球日报分享了自己一边赌一边薅分红币的经验,“一般早期玩游戏获得的平台币多,分红很快回本。如果他刚公布消息或者刚开一个新的板块的时候,你马上(入场)是大赚的。”

“我前天开始挖的 WINK 的币,现在回本 2/3 了。”查理辛略显得意。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了。现在通过这种 DApp 代币的收益已经几十倍了。”凌晨 1 点,查理辛还给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发来消息,称自己刚刚赌了几把,准备入睡。


菠菜蓝海已过,红海没来


从实际的DApp生存数据上看,菠菜仍是 TRON、EOS 链上活跃度最高的品类。

但留给投机者们的菠菜DApp 开发团队的空间已经不多了。这一市场正在被头部的几个菠菜应用垄断。

PeckShield 数据显示,当前两大菠菜生态繁荣的公链 EOS、TRON 中,头部效应已经出现。Dice 占领了 EOS 上 70% 的菠菜类 DApp 总交易额,TRONbet 则占领了波场上 86% 的菠菜类DApp总交易额。






过去的一年里,Dice 和 TRONbet 还是该两大公链菠菜类 DApp 的总获利冠军,利润分别占比各自公链前十名 DApp 的 46.02% 和 70.63%。其中,波场链上除 TRONbet 外的菠菜类 DApp 获利占比均不超过 10%。





(注:统计时间:2018-6-25 - 2019-5-31)


另一张数据图则显示,在 2018 年 9 月至 2019 年 3 月期间,EOS 上菠菜类 DApp 的盈利数量大于亏损,但从 2019 年 4 月开始,EOS 上菠菜类 DApp 亏损数量开始超过盈利 DApp 数量。






日前,在上海举办的 GBGSEC区块链游戏生态大会现场,DAppReview创始人牛凤轩也认为菠菜类 DApp 头部竞争现象明显:“总结下来,菠菜类 DApp 竞争激烈,仅头部的 DApp 能够收回成本。”

牛凤轩给出的的数据则是,目前最赚钱的 DApp 还是 Tronbet、PokerEOS、EOSJacks 等。而这些无一例外,均是身处榜单前列的。

对于这些菠菜应用开发团队来说,不仅行业的红利期已过,更严峻的大环境是,2019 年以来,圈里能分给 DApp 的流量少之又少。

菠菜开发者也在掉头,有业内人士向 Odaily星球日报透露,做一个菠菜类 DApp,成本只在 2 万左右,但不同于拿了投资的团队开发者,菠菜开发者为追币圈热点的个人开发者居多。

“船小好调头,很多在 Staking 火了之后,就开始搞 Staking 了。”上述业内人士说。


菠菜凉了,DApp更凉了


币圈日新月异,DApp 圈也一样,一个应用离场,总会有新的应用顶上。但大部分 DApp 生命周期并不长。

牛凤轩分享的数据显示,目前平均每个月都有大约 30 至 40 个 DApp 上线,但每月也会有 30 至 50 个不再有人使用,存活周期超过两个月的 DApp,只占总量的 30%。

菠菜的不可持续,早在去年年末时就初露端倪。当时 Odaily星球日报报道中曾提到,当时已有不少菠菜应用感受到日活已达冰点,提早退出了这场竞赛。

熊至最深时,既没有人炒币也没有人赌博。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菠菜类 DApp 的惨淡,是生态回归良性发展的开端,市场里的投资者已经到了关注更健康的区块链应用时候了。

于是,人们开始为牛市的到来寻找一个新的投资标的。也是那时开始,游戏是区块链落地第一试金石的概念被提出了。

几乎所有人都期待着游戏在这样的市场行情下大爆发,但现实却是,突出可玩性的游戏DApp 也没有如想象中获得大爆发。

少了菠菜类在数据上的润色,DApp 圈更凉了。

根据 DappReview 数据,当前共有 3548 个 DApp,而这些应用的总日活用户仅为 189209人。也就是说,平均下来,每个 DApp 现在仅能分到 53 个用户。





(注:从 2018 年 12 月至今,EOS 和 TRON 两条公链在今年 4 月至 5 月间达到 DApp 活跃用户量顶峰,随后开始波动下滑,近期日活数据有所回升,但距离此前巅峰时期仍有一定距离。)


DAppTotal 数据图表明,自 2018 年以来,DApp 的总量是在稳健增长的。与此同时,DApp 的新增速度开始放缓,也就是说,新的 DApp 越来越少了。






“比起年初,DApp 圈子的关注度肯定是变少了。年前的所谓 DApp 火爆,极大比例都是博彩流水支撑的,但是,随着菠菜类下降,越来越少人玩(DApp)了。”BlockHop创始人 Alex 也切实感受到了当前 DApp 圈的“凉”。

“在没有太多新增用户的情况下,DApp 发展还是比较缓,整体是下滑的。”一位区块链 DApp 从业者这样评价。

“用户现在不涉及质量,基本都是投资者,消费者目前数量可能不到 10 万量级。”Alex 表示,BlockHop 正在在传统圈子中寻求种子用户,当前其游戏应用中的用户多是通过传统渠道推广获得的,而不是区块链市场中获取的用户。

存量用户的关注度降低,对于期待资本入场支持的 DApp 开发团队们来说,并不利好。

“最近的 IEO,Staking,每一个都是直击投资者内心的。”Alex 认为,的确 DApp 的关注度被分散了,但 DApp 短期内,也难以出现一个爆款的产品。

牛凤轩的观点与 Alex 相似,他认为整个市场,正在等待一个爆款,一旦有一个内容方向探索出来,会快速爆发:

    “有了爆款,就可以复制、模仿并变现,吸引主流玩家进场。市场在等待,下一个爆款的诞生。”


但爆款的诞生除了努力外,往往还总是伴随着运气和机遇,如果是这样,等待 DApp 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注:本文中黄旭、查理辛为化名)
 

文 | 昕楠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查看全部
The-coin-cryptocurrency-Tron-and-rolling-dice.-Image_.jpg

菠菜DApp 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

菠菜是币圈对“博彩”的昵称,DApp 指的是基于分布式技术的应用程序。一年前,菠菜DApp 打得正火热。

2018 年的夏天,资金盘属性 DApp FOMO3D 上线,这款基于用户赌博、套利、投机需求开发出来的 DApp 不到 24 小时就吸金上亿,引爆了人们对于 DApp 开发野心。

在此市场环境下,菠菜DApp 游戏开始兴盛。

当时的菠菜有多火?

可以说,在 FOMO3D 之后,几乎每隔几天就陆续有新的菠菜类 DApp 上线。与此同时,6 月底才刚刚上线主网的 EOS 公链更是迎来了 DApp 生态的爆发,大量 DApp 开发者涌入开发菠菜DApp。一时间,骰子、德扑、赛狗等形形色色的菠菜DApp 在全球市值前三名的公链井喷,菠菜DApp 成为了漫长熊市中的绚烂烟火。

20190808141819oAQJ.jpeg


那时,24 小时用户活跃最高的 DApp 应用前十名几乎都是菠菜类游戏。菠菜也一度被认为与区块链有着天然契合点,将最先成为落地的一大应用场景。

2018 年末,我们将菠菜称为 DApp 风口上的猪,人人都想进来分羹。但到了2019 年,菠菜的声音渐渐淡出了这个圈子,一波老玩家、项目方正在离场。与此同时,DeFi(去中心化金融)、Staking(储币生息)、IEO(首次交易所发行)、比特币牛市等种种事件都在分散着这个圈子里存量用户的注意力,只有头部的 DApp 能活下去,菠菜DApp 也是如此。

也许你会说,这个市场从来就不缺少赌徒,老玩家离场后,会有一波新人涌入。但现实却是,菠菜和 DApp 都没有迎来他们半年前所期待的爆发期。


菠菜声音渐弱,部分玩家退场


进入 2019 年以来,菠菜似乎已经过时了。

“早就不玩了,现在一点玩的动力都没有。”当问及是否还在继续玩菠菜游戏时,DApp 老玩家黄旭摇了摇头。

一年前,黄旭开始接触 DApp 应用,火爆的 DApp 他总是一个不落地体验过一遍。但他几乎从不涉猎菠菜这一板块。

2018 年 10 月前后,EOS 主网上的菠菜类游戏开始井喷式爆发,看着越来越多人入场玩菠菜,黄旭也心动并入场了。

对于黄旭来说,玩菠菜的动力来源于“体验+赚钱”。

黄旭的菠菜主战场是 EOS 上的掷骰子游戏Dice,但在新项目发布时,他也总是冲在最前面,抢先加入新项目社群。

数月前,黄旭加入了一个为新菠菜项目 EOSJob 打新的社群,当时社群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玩,讨论的消息更是源源不断,分分钟消息都能飙升至 99+。

每次上线,黄旭都要花上一两个小时在菠菜上。但玩了一段时间后,黄旭才发现自己不仅钱没赚到,之前花在菠菜上的时间都打了水漂:“玩到后面真的有点上瘾了,但后来发现这终究是概率游戏,算下来肯定是亏的,既耽误时间,也不赚钱。”

赌博其实就是一场概率事件,庄家有无数次能赢的概率,但你只有一次。

意识到菠菜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后,黄旭离场了。如今再回看当时加入的一众菠菜应用打新群,黄旭发现,和他一样默默离场的玩家并不少。

“EOSJob 那个群后来就没声音了,已经变死群了。”黄旭说。

Odaily星期日报通过 DAppTotal 查阅数据发现,EOSJob 在初推出时用户的确不少,一度出现了几个峰值,但截至发稿前,日活用户不到 4 人。

像黄旭一样浅尝即止的玩家有很多,大部分人都在 2019 年后开始了离场潮。一些玩家向 Odaily星球日报坦言称:“Dapp 越来越没体验了,菠菜也不玩了,感觉很凉。”

输多赢少,正是赌徒们离场的一大因素。

PeckShield 为 Odaily星球日报提供的数据显示,从 2019 年 2 月开始,EOS 链上菠菜类 DApp 亏钱玩家占比不断攀升。2 月至 5 月间,亏钱玩家占比均超过 50%,其中 2019 年 5 月亏钱玩家的占比更是超过了 60%;波场(TRON)链上菠菜类 DApp 亏钱玩家的占比更是从 2018 年 10 月开始就已经呈现了超过 50% 的趋势。

20190808141820Xz6Z.jpeg


对比,PeckShield 团队解析:之所以亏的人变多了,是因为平台间竞争压力大,可能存在平台调整中奖率算法的情况。此外,另一种可能是用户流失率大了,很多用户玩几把觉得亏了就不玩了,因此被计入亏损用户。


赌徒聚集在头部薅羊毛


“菠菜是真实存在的市场,刚需市场。此类玩法下面有一些赌徒长期呆着,所以你说他一点没有前途,肯定不是。”一业内人士评价道。

币圈是一个投机者聚集的市场,如果说币圈都是想拿 1 万块钱赚 100 万的人,菠菜的确提供了天然的渠道。

人们相信,即便菠菜DApp 流量枯竭,赌徒是会一直存在的。这个看似死气沉沉的市场里,的确仍有一些头部的菠菜DApp 正在聚集着存量玩家。

近半年来,波场头部菠菜应用 WINK(Tronbet)日活用户虽出现了小幅波动,但其日活量几乎均是稳定在 2000 以上的。

20190808141821f8cc.jpeg


WINK 登陆币安 IEO 的消息也是近期来 DApp 圈的一件大事。

但对于 WINK 登陆币安的事件,人们评价不一。

支持者认为,相比起各种概念空气币,DApp 起码算是一个落地的应用,币价是靠真实的交易量来支撑着的。

反对者则批判 WINK 是个垃圾项目,只炒作金融产品也是在建设空中楼阁,并没有为行业带来任何价值,可持续性存怀疑。

菠菜这个市场里从来不缺赌徒,但与纯粹的赌徒心态不同的是,有一波“聪明人”还瞄准了菠菜DApp 背后的分红代币。

WINK 的成功上币诱发了一种新的玩家盈利方式——赌博即挖矿。

不同于黄旭,查理辛自嘲为“赌狗”,称自己有易梭哈体质。他从去年 7 月份入场玩菠菜DApp,用他的话来说,他是菠菜DApp 的资深玩家,EOS、TRX 的菠菜上来后都撸了个遍。

“你进一个场子,里面有几百桌在打牌,你知道这感觉多震撼不?(就像是)农村婚礼几百桌,不是在吃饭,都在打牌。”查理辛向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这样形容他看到的链上赌场生态。

随着菠菜声音渐弱,菠菜应用开始如流水般迭代,而他却是坚守在菠菜市场里铁打的玩家。他甚至能说出一些项目方们跑路前管用的套路——做不下去就假装黑客攻击奖池,关门跑路

查理辛称,自己之所以热衷菠菜,不仅仅是能满足“赌”的欲望,还能“挖矿”。“挖矿”指的是通过玩菠菜游戏获得该菠菜应用的分红币,从 Eosbet、Tronbet 到 BG(BigGame)甚至一些已经“跑路”、币价“归零”的菠菜DApp 项目方,他都“薅”了个遍。

“好听点是游戏即挖矿,难听点是赌博即挖矿。不然你以为我哪里来钱不断赌?有时候挖着挖着,赢钱了还赚平台币。”查理辛向 Odaily星球日报分享了自己一边赌一边薅分红币的经验,“一般早期玩游戏获得的平台币多,分红很快回本。如果他刚公布消息或者刚开一个新的板块的时候,你马上(入场)是大赚的。”

“我前天开始挖的 WINK 的币,现在回本 2/3 了。”查理辛略显得意。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了。现在通过这种 DApp 代币的收益已经几十倍了。”凌晨 1 点,查理辛还给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发来消息,称自己刚刚赌了几把,准备入睡。


菠菜蓝海已过,红海没来


从实际的DApp生存数据上看,菠菜仍是 TRON、EOS 链上活跃度最高的品类。

但留给投机者们的菠菜DApp 开发团队的空间已经不多了。这一市场正在被头部的几个菠菜应用垄断。

PeckShield 数据显示,当前两大菠菜生态繁荣的公链 EOS、TRON 中,头部效应已经出现。Dice 占领了 EOS 上 70% 的菠菜类 DApp 总交易额,TRONbet 则占领了波场上 86% 的菠菜类DApp总交易额。

20190808141822DKpZ.jpeg


过去的一年里,Dice 和 TRONbet 还是该两大公链菠菜类 DApp 的总获利冠军,利润分别占比各自公链前十名 DApp 的 46.02% 和 70.63%。其中,波场链上除 TRONbet 外的菠菜类 DApp 获利占比均不超过 10%。

20190808141822lHPA.jpeg

(注:统计时间:2018-6-25 - 2019-5-31)


另一张数据图则显示,在 2018 年 9 月至 2019 年 3 月期间,EOS 上菠菜类 DApp 的盈利数量大于亏损,但从 2019 年 4 月开始,EOS 上菠菜类 DApp 亏损数量开始超过盈利 DApp 数量。

20190808141823EFhF.jpeg


日前,在上海举办的 GBGSEC区块链游戏生态大会现场,DAppReview创始人牛凤轩也认为菠菜类 DApp 头部竞争现象明显:“总结下来,菠菜类 DApp 竞争激烈,仅头部的 DApp 能够收回成本。”

牛凤轩给出的的数据则是,目前最赚钱的 DApp 还是 Tronbet、PokerEOS、EOSJacks 等。而这些无一例外,均是身处榜单前列的。

对于这些菠菜应用开发团队来说,不仅行业的红利期已过,更严峻的大环境是,2019 年以来,圈里能分给 DApp 的流量少之又少。

菠菜开发者也在掉头,有业内人士向 Odaily星球日报透露,做一个菠菜类 DApp,成本只在 2 万左右,但不同于拿了投资的团队开发者,菠菜开发者为追币圈热点的个人开发者居多。

“船小好调头,很多在 Staking 火了之后,就开始搞 Staking 了。”上述业内人士说。


菠菜凉了,DApp更凉了


币圈日新月异,DApp 圈也一样,一个应用离场,总会有新的应用顶上。但大部分 DApp 生命周期并不长。

牛凤轩分享的数据显示,目前平均每个月都有大约 30 至 40 个 DApp 上线,但每月也会有 30 至 50 个不再有人使用,存活周期超过两个月的 DApp,只占总量的 30%。

菠菜的不可持续,早在去年年末时就初露端倪。当时 Odaily星球日报报道中曾提到,当时已有不少菠菜应用感受到日活已达冰点,提早退出了这场竞赛。

熊至最深时,既没有人炒币也没有人赌博。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菠菜类 DApp 的惨淡,是生态回归良性发展的开端,市场里的投资者已经到了关注更健康的区块链应用时候了。

于是,人们开始为牛市的到来寻找一个新的投资标的。也是那时开始,游戏是区块链落地第一试金石的概念被提出了。

几乎所有人都期待着游戏在这样的市场行情下大爆发,但现实却是,突出可玩性的游戏DApp 也没有如想象中获得大爆发。

少了菠菜类在数据上的润色,DApp 圈更凉了。

根据 DappReview 数据,当前共有 3548 个 DApp,而这些应用的总日活用户仅为 189209人。也就是说,平均下来,每个 DApp 现在仅能分到 53 个用户。

201908081418240k0S.jpeg

(注:从 2018 年 12 月至今,EOS 和 TRON 两条公链在今年 4 月至 5 月间达到 DApp 活跃用户量顶峰,随后开始波动下滑,近期日活数据有所回升,但距离此前巅峰时期仍有一定距离。)


DAppTotal 数据图表明,自 2018 年以来,DApp 的总量是在稳健增长的。与此同时,DApp 的新增速度开始放缓,也就是说,新的 DApp 越来越少了。

20190808141825aQRy.jpeg


“比起年初,DApp 圈子的关注度肯定是变少了。年前的所谓 DApp 火爆,极大比例都是博彩流水支撑的,但是,随着菠菜类下降,越来越少人玩(DApp)了。”BlockHop创始人 Alex 也切实感受到了当前 DApp 圈的“凉”。

“在没有太多新增用户的情况下,DApp 发展还是比较缓,整体是下滑的。”一位区块链 DApp 从业者这样评价。

“用户现在不涉及质量,基本都是投资者,消费者目前数量可能不到 10 万量级。”Alex 表示,BlockHop 正在在传统圈子中寻求种子用户,当前其游戏应用中的用户多是通过传统渠道推广获得的,而不是区块链市场中获取的用户。

存量用户的关注度降低,对于期待资本入场支持的 DApp 开发团队们来说,并不利好。

“最近的 IEO,Staking,每一个都是直击投资者内心的。”Alex 认为,的确 DApp 的关注度被分散了,但 DApp 短期内,也难以出现一个爆款的产品。

牛凤轩的观点与 Alex 相似,他认为整个市场,正在等待一个爆款,一旦有一个内容方向探索出来,会快速爆发:


    “有了爆款,就可以复制、模仿并变现,吸引主流玩家进场。市场在等待,下一个爆款的诞生。”



但爆款的诞生除了努力外,往往还总是伴随着运气和机遇,如果是这样,等待 DApp 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注:本文中黄旭、查理辛为化名)
 

文 | 昕楠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比特币价格复苏,带动区块链行业投融资持续回暖

市场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5 12:29 • 来自相关话题

刚刚结束的7月里,乍暖还寒的投融资环境并未发生改变。

据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7月约有173只基金完成了募资,共募集272.6亿元人民币。但愉悦资本和华兴资本旗下新基金分别募得近50亿人民币和65亿人民币,两只基金募资金额占7月募资总额的42%。

投资方面,区块链行业的投资次数显著增加。

 
区块链行业投融资与二级市场联动
 

2019年以来,比特币经历了一轮从熊市到牛市的转换。

比特币价格从2018年第四季度狂泻50%之后,在2019年1月初创下两年来新低。在经历了近半年的沉寂之后,比特币在4月发力,一路狂奔。拥有27亿用户的互联网社交巨头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更是给整个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与此同时,比特币也最高攻上了88000多元,带动其他主流币普涨。

根据记者统计发现,区块链的投融资事件和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存在一定的相关性。在2019年一季度,仅有49家区块链企业得到投资,是2018年以来区块链投资事件最少的一个季度。但是这个数据很快得到转变,2019年二季度,共有70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在刚刚过去的7月里,就有33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有望整体在三季度回到2018年一季度的水平。

2019年上半年,75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总金额高达49亿元人民币,其中战略投资、A轮和种子轮投资数量最多,分别达到35个、23个和21个。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为650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四大领域分别是社交类DApp、协议、公链以及数字资产综合管理。

而今年7月,12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共计融资4.5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375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项目仍然是数字货币。

 
蚂蚁金服、日本软银频频出击
 

在2019年上半年,283家投资方中闪现出不少传统大机构与大企业的身影,包括IDG、蚂蚁金服、日本软银等。

今年2月,红杉资本印度参投了社区工具开发商Band Protocal;2月,富达国际参投了加密货币数据供应商Coin Metrics; 4月,Paypal参投了数字身份认证商Cambridge Blockchain;5月,蚂蚁金服参投了以色列隐私技术的开发商QEDIT;5月,日本软银参投了区块链动漫项目Myou。

最新数据显示,蚂蚁金服的区块链项目迄今已经落地了40多个应用场景,在公益、跨境汇款、小微企业融资、商品正品溯源、租赁房源溯源等领域均有涉及。

不仅传统大机构青睐区块链投资,不少传统领域的个人投资者也把目光投向了区块链项目。

7月,美图董事长蔡文胜以个人名义战略投资了抹茶(MXC)交易所。MXC交易所成立于2018年4月,拥有200万注册用户,日活用户超过20万,日交易量超过6亿美元。


来源:中国基金报

原题《区块链行业投融资持续回暖 日本软银、蚂蚁金服竞相参与》

记者 莫琳 查看全部
web1_Blockchain-to-open-new-doors-for-SME-funding.jpg

刚刚结束的7月里,乍暖还寒的投融资环境并未发生改变。

据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7月约有173只基金完成了募资,共募集272.6亿元人民币。但愉悦资本和华兴资本旗下新基金分别募得近50亿人民币和65亿人民币,两只基金募资金额占7月募资总额的42%。

投资方面,区块链行业的投资次数显著增加。

 
区块链行业投融资与二级市场联动
 

2019年以来,比特币经历了一轮从熊市到牛市的转换。

比特币价格从2018年第四季度狂泻50%之后,在2019年1月初创下两年来新低。在经历了近半年的沉寂之后,比特币在4月发力,一路狂奔。拥有27亿用户的互联网社交巨头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更是给整个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与此同时,比特币也最高攻上了88000多元,带动其他主流币普涨。

根据记者统计发现,区块链的投融资事件和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存在一定的相关性。在2019年一季度,仅有49家区块链企业得到投资,是2018年以来区块链投资事件最少的一个季度。但是这个数据很快得到转变,2019年二季度,共有70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在刚刚过去的7月里,就有33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有望整体在三季度回到2018年一季度的水平。

2019年上半年,75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总金额高达49亿元人民币,其中战略投资、A轮和种子轮投资数量最多,分别达到35个、23个和21个。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为650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四大领域分别是社交类DApp、协议、公链以及数字资产综合管理。

而今年7月,12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共计融资4.5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375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项目仍然是数字货币。

 
蚂蚁金服、日本软银频频出击
 

在2019年上半年,283家投资方中闪现出不少传统大机构与大企业的身影,包括IDG、蚂蚁金服、日本软银等。

今年2月,红杉资本印度参投了社区工具开发商Band Protocal;2月,富达国际参投了加密货币数据供应商Coin Metrics; 4月,Paypal参投了数字身份认证商Cambridge Blockchain;5月,蚂蚁金服参投了以色列隐私技术的开发商QEDIT;5月,日本软银参投了区块链动漫项目Myou。

最新数据显示,蚂蚁金服的区块链项目迄今已经落地了40多个应用场景,在公益、跨境汇款、小微企业融资、商品正品溯源、租赁房源溯源等领域均有涉及。

不仅传统大机构青睐区块链投资,不少传统领域的个人投资者也把目光投向了区块链项目。

7月,美图董事长蔡文胜以个人名义战略投资了抹茶(MXC)交易所。MXC交易所成立于2018年4月,拥有200万注册用户,日活用户超过20万,日交易量超过6亿美元。


来源:中国基金报

原题《区块链行业投融资持续回暖 日本软银、蚂蚁金服竞相参与》

记者 莫琳

链游“哑火”背后:一场区块链开发者与资金、用户、技术的缠斗

特写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5-08 10:58 • 来自相关话题

BLOCKLORDS 游戏界面


上个月,腾讯推出了一款名为《一起来捉妖》的游戏,上线当日便荣登游戏单榜首,并掀起了一股“捉妖热”。

虽然打着区块链擦边球,《一起来捉妖》并没有太多区块链元素,但这款早在去年 4 月就已筹备的游戏,无论从质量、创意,还是用户体量来看,都让区块链游戏望尘莫及。

纵观区块链生态,能长期占据 DApp 数据统计榜首的,依旧是菠菜、竞猜类游戏,时不时发生的黑客攻击事件,也让这类游戏徘徊于“危机边缘”。

“资金是区块链开发者面临的头号难题。”BLOCKLORDS 制作人 Nicky 告诉 31QU,菠菜类游戏短时间吸金效应惊人,但并不长久,行情低迷的情况下,链游团队依旧在苦寻盈利。

另一方面,几大公链绝对优势尚未显现,用户还零落分散在各条公链,对于 DApp 开发团队来说,只在一条公链上开发游戏不太现实,但“全能开发者稀缺”、DApp“迁移难度大”。

资金、用户、技术逐渐成为横亘在团队面前的三块绊脚石,去年下半年还热闹非凡的项目,不少已经哑火,团队不得不暂时退场。


找资金


据 DAppReview 统计的数据,2018 年春节期间,几大公链平均每日交易额较 12 月降低了 60~70%,在经历去年下半年的疯狂后,DApp 的热度跌落近半,没有“暴富效应”后,DApp 创业团队的资金问题就显现了。

此前,DApp 曾一度流行“礼包预售”模式,即在游戏上线前,就提前出售包含道具、券、代币等的“超值礼包”,团队先获得一笔收入支持后续的发展。随着 DApp 热度减弱,这种模式的吸引力逐渐减少。

“我们也想过这种模式,但最后发现与预期有差距,就放弃了。”Nicky 告诉 31QU,对策略类游戏来说,预售的模式对后进场的玩家不公平,所以没采用这种方式。

幸运的是,两次开发者大赛给他们带来了“启动基金”。

“参加大赛的时候,我们就是抱着获奖目的去的。”回忆当时的参赛初衷和取得的成绩时,Nicky 依旧难掩兴奋,当时团队刚组建,恰好赶上 NEO 举办首届开发者大赛,他们最终拿到了 50 万元奖金。

去年年底,团队又参加了波场举办的“TRONAccelerator”线上 DApp 开发者大赛,再次拿到了 3 万美元奖金。

而同期参赛的其他团队,就没那么顺利了。“当年和我们一起参加 NEO开发者大赛的项目,除了一两个幸存,大部分已经消失匿迹了”,Nicky 称,后来都没看到他们游戏传出任何关于上线的消息,“估计是放弃了”。

如果不是这两次大赛的奖金,BLOCKLORDS 的后续开发可能不会那么顺利,“我们接触了几个投资人,但现在的行情下,对方基本上都希望先看到游戏成品、用户数据后,再决定是否投资。” Nicky 表示,但对于 DApp 来说,前期正是急需资金的阶段,“没钱怎么有产品?”

一位去年 11 月就已入场,目前还在坚持的开发者白浩告诉 31QU,自从去年 12 月游戏上线火了一阵,吸引一批玩家后,“现在玩的人已经不多了。”他坦言,虽然“每周还会推出新玩法,但游戏已经不是团队的主要工作。”

在他们的游戏内测群里,还时不时有积极的玩家出来聊天,让群友聊聊 EOS 和目前的游戏,但畅谈 EOS、链游未来的玩家越来来少,管理员偶尔出现,回复用户多次询问的“最近是否要推出新玩法”疑问时,会留下一句:“如今保持现金流才是最重要的。”

而没有充裕资金,已将游戏停服的邵夏团队已经退场,目前的状态是“观望”。

他们去年开发了一款卡牌游戏,由于玩家锐减、营收无法 Cover 支出,热度仅持续了两周,最后在玩家的一脸惊愕中匆忙停止了项目。如今 3 个多月过去了,邵夏依旧没有看到合适的时机,只能“再等等看”。


增量用户在哪里?


除了资金,DApp 团队还需解决获客问题。

一位深度参与 EOS 侧链开发的投资人告诉 31 QU,今年以来 EOS 的 DApp 整体数据每月下降 20~30%,寻找增量用户已经成为公链当前最紧迫的事情。

前段时间,一款基于波场开发的竞猜游戏占据了波场 DApp 日活榜首,该游戏客服小巴对31QU表示,他们的用户主要在海外。他进一步透露,“其实国内用户很少,没几个”。仅 2 天后,31QU 再次查看该竞猜类游戏排名,其已经从波场榜单周日活首位下落到第 5 的位置。

连博彩、竞猜类游戏的吸引力都变弱了,其他链游还有机会吗?

Nicky 团队寄希望于优质产品。据了解,他们正在开发的是一款以欧洲中世纪为背景的史诗策略类区块链游戏——BLOCKLORDS。

据 Nicky 介绍,目前整个项目进展还算顺利,游戏仅上线一周、尚未推广的情况下,“交易量在一千笔以上,交易额有 4 万多个 Tron。”

这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

根据 DAppreview 近期发布的 2019Q1 DApp数据报告, 如果按照每日交易额作为筛选标准,对数据过滤,可以获得“各条公链日活用户在3000~6000之间”的结论。

一直以来,使用门槛高一定程度上制约了 DApp 的规模落地。“比如新用户要玩 DApp,你需要先让他了解加密货币、钱包,甚至 EOS 账户、RAM等概念,对于不熟悉区块链的用户来说,这就把很多玩家挡在了游戏之外。”白浩告诉 31QU,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

入局区块链前,Nicky 在国内一家知名游戏公司担任运营总监,2017 年年底,加密猫(CrytoKitties)引爆游戏圈,在与几个伙伴商量后,决定入圈做链游,团队6~7 个成员,恰好是独立工作室的规模。

他告诉 31QU,BLOCKLORDS 现阶段主要面向海外用户,对国内用户可能有些门槛。“我们团队成员此前的工作,就是做国内游戏的海外本地化的,对海外玩家有较深的了解。”

Nicky 介绍,“海外的玩家和国内玩家的不同在于,他们对游戏的‘好玩性’更加重视。”

“从项目发布到上线,我们一直在推特上和玩家同步进度,陆陆续续有日本、秘鲁的玩家留言,期待我们的游戏上线。”Nicky 表示,他们希望凝聚核心粉丝,借助他们的口碑,把游戏传播出去,等做好海外市场,他们会推出中文版。


DApp 迁移难度


除了资金用户问题,链游开发还会遇到人才和特有的“跨链”问题。

“国内厉害的开发者其实不多。”

一位链游开发者分析说,链游画面渣、操作延迟的问题不仅因为公链性能的限制,另一方面,“由于不同的公链的开发语言不同,市面上也很难找到对 Java、Python、C# 等语言全能的程序员。”

2017 年底,同样是看到一只小猫咪竟能掀起全民讨论热潮后,已在游戏行业有近 10 年经验的老将陈昊芝很快反应过来。如果按照游戏周期论,5 年就会转换一个战场的话,是时候考虑开拓新赛道了。






于是,陈昊芝和友人共同发起了游戏公链项目 Cocos-BCX。在进入区块链之前,他做的是游戏引擎,如今转向区块链,他要做的也还是“老本行”,

“对独立开发者来说,由于不同公链存在不同的开发环境,要想在不同公链上部署游戏,开发投入就是很大一笔开支。”陈昊芝表示,Cocos-BCX 是一条专门为游戏开发者准备的公链,“给开发者提供开发工具,以及支持跨平台的技术环境,让开发者轻松就能把游戏部署到其他公链上。”

简单类比,Cocos-BCX 就像是一个封装好的盒子,它的功能是给开发者提供各种调用接口,让一些复杂的开发过程变得简单,减少开发者将项目迁移其他公链的难度。

今年 3 月 24 日,Cocos 在其主办的区块链游戏技术大会上发布并演示了支持区块链游戏开发的引擎 Cocos。宣布提供类似服务的,还有另两家游戏引擎提供商,白鹭科技和 LayaBox,其中,去年 5 月,白鹭发布了HTML5区块链引擎,满足开发者需求。

“传统游戏开发需要引擎,在进行区块链游戏开发的时候,同样需要这类工具。”Nicky 表示,他们目前就在用 Cocos 开源提供的开发工具,“不同公链交互、跨链在理论上可行,但短时间内还无法实现。”

“另外,我们尝试过把 BLOCKLORDS 的战斗逻辑上链,写进智能合约,但最后发现不太可行,一方面是数据体量较大,另一方面会造成比较高昂的 Gas 费用,是否需要玩家承担这部分费用是个问题。”

智能合约的开发,数据、功能、逻辑上链的取舍是区块链游戏的独有特点,Nicky 告诉 31QU,由于游戏本身就是需要多次更新迭代的产品,如果把战斗公式上链,要想更新,就必须改动相关的代码,牵一发而动全身,“而改动底层智能合约没那么容易,从团队角度看,也不太好支撑这部分的成本。”


结语


DApp 再也不是一门疯狂、稳赚的生意了。

无论对独立游戏开发者,还是从传统游戏进场的大玩家来说,现阶段除了博彩、竞猜游戏,其他类型的游戏要想突围、寻求赢利暂时还不现实。

至少摆在 DApp 开发者面前的,还有资金、用户、技术等这几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中,有的项目可以解决,有的只能依赖整个行业的迭代。

不过,区块链游戏这个命题,依旧有广阔的前景。因为根据 DappReview 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三大主链总计 DApp 交易流水达到了 36 亿美金,相比于去年全年的 50 亿美金,不难预计:今年上半年,这个数据就能轻松超越去年全年的数据。

只要忠诚的用户还在、进场的开发者越多,再加上基于公链开发的游戏质量更好,区块链游戏总有一天会离普通大众越来越近,甚至触手可及。


文 / 31QU 林君 查看全部
201905072209101.jpg

BLOCKLORDS 游戏界面


上个月,腾讯推出了一款名为《一起来捉妖》的游戏,上线当日便荣登游戏单榜首,并掀起了一股“捉妖热”。

虽然打着区块链擦边球,《一起来捉妖》并没有太多区块链元素,但这款早在去年 4 月就已筹备的游戏,无论从质量、创意,还是用户体量来看,都让区块链游戏望尘莫及。

纵观区块链生态,能长期占据 DApp 数据统计榜首的,依旧是菠菜、竞猜类游戏,时不时发生的黑客攻击事件,也让这类游戏徘徊于“危机边缘”。

“资金是区块链开发者面临的头号难题。”BLOCKLORDS 制作人 Nicky 告诉 31QU,菠菜类游戏短时间吸金效应惊人,但并不长久,行情低迷的情况下,链游团队依旧在苦寻盈利。

另一方面,几大公链绝对优势尚未显现,用户还零落分散在各条公链,对于 DApp 开发团队来说,只在一条公链上开发游戏不太现实,但“全能开发者稀缺”、DApp“迁移难度大”。

资金、用户、技术逐渐成为横亘在团队面前的三块绊脚石,去年下半年还热闹非凡的项目,不少已经哑火,团队不得不暂时退场。


找资金


据 DAppReview 统计的数据,2018 年春节期间,几大公链平均每日交易额较 12 月降低了 60~70%,在经历去年下半年的疯狂后,DApp 的热度跌落近半,没有“暴富效应”后,DApp 创业团队的资金问题就显现了。

此前,DApp 曾一度流行“礼包预售”模式,即在游戏上线前,就提前出售包含道具、券、代币等的“超值礼包”,团队先获得一笔收入支持后续的发展。随着 DApp 热度减弱,这种模式的吸引力逐渐减少。

“我们也想过这种模式,但最后发现与预期有差距,就放弃了。”Nicky 告诉 31QU,对策略类游戏来说,预售的模式对后进场的玩家不公平,所以没采用这种方式。

幸运的是,两次开发者大赛给他们带来了“启动基金”。

“参加大赛的时候,我们就是抱着获奖目的去的。”回忆当时的参赛初衷和取得的成绩时,Nicky 依旧难掩兴奋,当时团队刚组建,恰好赶上 NEO 举办首届开发者大赛,他们最终拿到了 50 万元奖金。

去年年底,团队又参加了波场举办的“TRONAccelerator”线上 DApp 开发者大赛,再次拿到了 3 万美元奖金。

而同期参赛的其他团队,就没那么顺利了。“当年和我们一起参加 NEO开发者大赛的项目,除了一两个幸存,大部分已经消失匿迹了”,Nicky 称,后来都没看到他们游戏传出任何关于上线的消息,“估计是放弃了”。

如果不是这两次大赛的奖金,BLOCKLORDS 的后续开发可能不会那么顺利,“我们接触了几个投资人,但现在的行情下,对方基本上都希望先看到游戏成品、用户数据后,再决定是否投资。” Nicky 表示,但对于 DApp 来说,前期正是急需资金的阶段,“没钱怎么有产品?”

一位去年 11 月就已入场,目前还在坚持的开发者白浩告诉 31QU,自从去年 12 月游戏上线火了一阵,吸引一批玩家后,“现在玩的人已经不多了。”他坦言,虽然“每周还会推出新玩法,但游戏已经不是团队的主要工作。”

在他们的游戏内测群里,还时不时有积极的玩家出来聊天,让群友聊聊 EOS 和目前的游戏,但畅谈 EOS、链游未来的玩家越来来少,管理员偶尔出现,回复用户多次询问的“最近是否要推出新玩法”疑问时,会留下一句:“如今保持现金流才是最重要的。”

而没有充裕资金,已将游戏停服的邵夏团队已经退场,目前的状态是“观望”。

他们去年开发了一款卡牌游戏,由于玩家锐减、营收无法 Cover 支出,热度仅持续了两周,最后在玩家的一脸惊愕中匆忙停止了项目。如今 3 个多月过去了,邵夏依旧没有看到合适的时机,只能“再等等看”。


增量用户在哪里?


除了资金,DApp 团队还需解决获客问题。

一位深度参与 EOS 侧链开发的投资人告诉 31 QU,今年以来 EOS 的 DApp 整体数据每月下降 20~30%,寻找增量用户已经成为公链当前最紧迫的事情。

前段时间,一款基于波场开发的竞猜游戏占据了波场 DApp 日活榜首,该游戏客服小巴对31QU表示,他们的用户主要在海外。他进一步透露,“其实国内用户很少,没几个”。仅 2 天后,31QU 再次查看该竞猜类游戏排名,其已经从波场榜单周日活首位下落到第 5 的位置。

连博彩、竞猜类游戏的吸引力都变弱了,其他链游还有机会吗?

Nicky 团队寄希望于优质产品。据了解,他们正在开发的是一款以欧洲中世纪为背景的史诗策略类区块链游戏——BLOCKLORDS。

据 Nicky 介绍,目前整个项目进展还算顺利,游戏仅上线一周、尚未推广的情况下,“交易量在一千笔以上,交易额有 4 万多个 Tron。”

这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

根据 DAppreview 近期发布的 2019Q1 DApp数据报告, 如果按照每日交易额作为筛选标准,对数据过滤,可以获得“各条公链日活用户在3000~6000之间”的结论。

一直以来,使用门槛高一定程度上制约了 DApp 的规模落地。“比如新用户要玩 DApp,你需要先让他了解加密货币、钱包,甚至 EOS 账户、RAM等概念,对于不熟悉区块链的用户来说,这就把很多玩家挡在了游戏之外。”白浩告诉 31QU,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

入局区块链前,Nicky 在国内一家知名游戏公司担任运营总监,2017 年年底,加密猫(CrytoKitties)引爆游戏圈,在与几个伙伴商量后,决定入圈做链游,团队6~7 个成员,恰好是独立工作室的规模。

他告诉 31QU,BLOCKLORDS 现阶段主要面向海外用户,对国内用户可能有些门槛。“我们团队成员此前的工作,就是做国内游戏的海外本地化的,对海外玩家有较深的了解。”

Nicky 介绍,“海外的玩家和国内玩家的不同在于,他们对游戏的‘好玩性’更加重视。”

“从项目发布到上线,我们一直在推特上和玩家同步进度,陆陆续续有日本、秘鲁的玩家留言,期待我们的游戏上线。”Nicky 表示,他们希望凝聚核心粉丝,借助他们的口碑,把游戏传播出去,等做好海外市场,他们会推出中文版。


DApp 迁移难度


除了资金用户问题,链游开发还会遇到人才和特有的“跨链”问题。

“国内厉害的开发者其实不多。”

一位链游开发者分析说,链游画面渣、操作延迟的问题不仅因为公链性能的限制,另一方面,“由于不同的公链的开发语言不同,市面上也很难找到对 Java、Python、C# 等语言全能的程序员。”

2017 年底,同样是看到一只小猫咪竟能掀起全民讨论热潮后,已在游戏行业有近 10 年经验的老将陈昊芝很快反应过来。如果按照游戏周期论,5 年就会转换一个战场的话,是时候考虑开拓新赛道了。

201905072209102.jpg


于是,陈昊芝和友人共同发起了游戏公链项目 Cocos-BCX。在进入区块链之前,他做的是游戏引擎,如今转向区块链,他要做的也还是“老本行”,

“对独立开发者来说,由于不同公链存在不同的开发环境,要想在不同公链上部署游戏,开发投入就是很大一笔开支。”陈昊芝表示,Cocos-BCX 是一条专门为游戏开发者准备的公链,“给开发者提供开发工具,以及支持跨平台的技术环境,让开发者轻松就能把游戏部署到其他公链上。”

简单类比,Cocos-BCX 就像是一个封装好的盒子,它的功能是给开发者提供各种调用接口,让一些复杂的开发过程变得简单,减少开发者将项目迁移其他公链的难度。

今年 3 月 24 日,Cocos 在其主办的区块链游戏技术大会上发布并演示了支持区块链游戏开发的引擎 Cocos。宣布提供类似服务的,还有另两家游戏引擎提供商,白鹭科技和 LayaBox,其中,去年 5 月,白鹭发布了HTML5区块链引擎,满足开发者需求。

“传统游戏开发需要引擎,在进行区块链游戏开发的时候,同样需要这类工具。”Nicky 表示,他们目前就在用 Cocos 开源提供的开发工具,“不同公链交互、跨链在理论上可行,但短时间内还无法实现。”

“另外,我们尝试过把 BLOCKLORDS 的战斗逻辑上链,写进智能合约,但最后发现不太可行,一方面是数据体量较大,另一方面会造成比较高昂的 Gas 费用,是否需要玩家承担这部分费用是个问题。”

智能合约的开发,数据、功能、逻辑上链的取舍是区块链游戏的独有特点,Nicky 告诉 31QU,由于游戏本身就是需要多次更新迭代的产品,如果把战斗公式上链,要想更新,就必须改动相关的代码,牵一发而动全身,“而改动底层智能合约没那么容易,从团队角度看,也不太好支撑这部分的成本。”


结语


DApp 再也不是一门疯狂、稳赚的生意了。

无论对独立游戏开发者,还是从传统游戏进场的大玩家来说,现阶段除了博彩、竞猜游戏,其他类型的游戏要想突围、寻求赢利暂时还不现实。

至少摆在 DApp 开发者面前的,还有资金、用户、技术等这几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中,有的项目可以解决,有的只能依赖整个行业的迭代。

不过,区块链游戏这个命题,依旧有广阔的前景。因为根据 DappReview 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三大主链总计 DApp 交易流水达到了 36 亿美金,相比于去年全年的 50 亿美金,不难预计:今年上半年,这个数据就能轻松超越去年全年的数据。

只要忠诚的用户还在、进场的开发者越多,再加上基于公链开发的游戏质量更好,区块链游戏总有一天会离普通大众越来越近,甚至触手可及。


文 / 31QU 林君

不甘落后,微软发布以太坊应用程序开发工具包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5-08 10:39 • 来自相关话题

(图片来源:flickr)


据Coindesk 5月7日报道,微软最近发布了一套工具包,该工具包将允许客户在其云计算平台Azure上构建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

本周,微软的MVP(最有价值的专业人士)、BuildAzure.com的创始人Chris Pietschmann在其博客中宣布,微软开发的全新Azure区块链开发工具包将帮助开发者在Azure的区块链服务或以太坊区块链上创建并部署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

这一套以太坊开发工具包作为微软源代码编辑器Visual Studio代码的扩展,将允许开发者创建并部署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同时还可以帮助开发者利用Solity和Truffle等开源区块链工具。

微软在其GitHub页面上表示:

    Azure区块链服务是一种托管性质的以太坊服务,你可以对其进行部署,并与它进行交互,你甚至还可以将它集成到其他基于Azure的服务中,比如Azure Flow、Logic Apps或者像SQL Server和Cosmos DB这样的存储服务。


Pietschmann表示,Windows 10和MacOS都将支持这一扩展,并补充说这套以太坊开发工具包也可以在Azure的虚拟机中运行。

随后,Pietschmann进一步指出:

    虽然社区中的其他开发者已经发布了针对Visual Studio Code的Solidy和其他区块链技术扩展,但是现在微软也发布了一套相应的官方工具。


就在上个月,微软与以太坊企业联盟(Enterprise  Ethereum Alliance)联合推出了一套用于构建通证的工具包,该工具包旨在帮助企业设计并创建适合企业特定需求的加密货币通证。此外,微软还在Azure上推出了以太坊共识“权威证明(proof of authority)”,它取代了公有链通常使用的工作量证明机制。

在上周,微软还曾表示,它将通过Azure平台向其商业客户推广摩根大通的Quorum区块链。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microsoft-releases-ethereum-app-development-kit-for-azure-cloud
作者:Yogita Khatri
编译:Captain Hiro 查看全部
201905071215083857.jpg

(图片来源:flickr)


据Coindesk 5月7日报道,微软最近发布了一套工具包,该工具包将允许客户在其云计算平台Azure上构建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

本周,微软的MVP(最有价值的专业人士)、BuildAzure.com的创始人Chris Pietschmann在其博客中宣布,微软开发的全新Azure区块链开发工具包将帮助开发者在Azure的区块链服务或以太坊区块链上创建并部署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

这一套以太坊开发工具包作为微软源代码编辑器Visual Studio代码的扩展,将允许开发者创建并部署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同时还可以帮助开发者利用Solity和Truffle等开源区块链工具。

微软在其GitHub页面上表示:


    Azure区块链服务是一种托管性质的以太坊服务,你可以对其进行部署,并与它进行交互,你甚至还可以将它集成到其他基于Azure的服务中,比如Azure Flow、Logic Apps或者像SQL Server和Cosmos DB这样的存储服务。



Pietschmann表示,Windows 10和MacOS都将支持这一扩展,并补充说这套以太坊开发工具包也可以在Azure的虚拟机中运行。

随后,Pietschmann进一步指出:


    虽然社区中的其他开发者已经发布了针对Visual Studio Code的Solidy和其他区块链技术扩展,但是现在微软也发布了一套相应的官方工具。



就在上个月,微软与以太坊企业联盟(Enterprise  Ethereum Alliance)联合推出了一套用于构建通证的工具包,该工具包旨在帮助企业设计并创建适合企业特定需求的加密货币通证。此外,微软还在Azure上推出了以太坊共识“权威证明(proof of authority)”,它取代了公有链通常使用的工作量证明机制。

在上周,微软还曾表示,它将通过Azure平台向其商业客户推广摩根大通的Quorum区块链。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microsoft-releases-ethereum-app-development-kit-for-azure-cloud
作者:Yogita Khatri
编译:Captain Hiro

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 第二集

特写dappreview 发表了文章 • 2019-05-06 13:58 • 来自相关话题

导读:随着新一天的调查,更多证据被各方挖掘出来,本次事件的真相正在逐渐浮出水面,戏剧化程度堪比一场年度大戏。文末还附上了wojak的财富密码。没有读过上一篇文章的读者,请先移步阅读本次事件第一集 《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注:以下调查的信息收集全部来自于Discord频道Scam Watch、Telegram群“TronBank抱团维权”,以及DappReview与关联人的聊天记录。


 
wojak反悔退款
 

自从5月3日晚上9点wojak出现并贴出一份退款对比名单之后,再次从Discord消失,在此期间很多人开始给wojak打上Scammer(骗子)的标签,并认为“他不会退款,可能已经开上兰博基尼去度假了”,诸如此类言论不绝于耳。






5月5日中午12点

wojak再次现身,声称“我投入了8个小时写工具来给所有人退款,等我写完代码回来发现大家都在把我想象成是一个骗子,而没有意识到Tronbank才是放置后门坑了你们的人。你们原本会因此损失所有的投资。但在看到你们把我当成骗子而不是开发者后,我认为我没有任何理由把TRX退还给你们”

此番言论遭到众人反驳,wojak坚持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并不违法(illegal),自己也不是小偷,只是发起了一笔交易调用了智能合约,并且遵守了智能合约的规则。此后,wojak再也没有表示过退款的可能性,而是让所有人去找Tronbank进行索赔。


证据开始指向TSC开发者Khanh
 

5月5日中午12点

在真相依旧处于众说纷纭的迷雾之中时,telegram中某开发者(要求匿名)发现了一条关键证据,进而扭转了整个调查的方向,把更多的信息带出水面。






TTX5N2wxLeyWBSNE6UeaBjCFZbpa2FH6jr 该地址于4月28日部署了一个与事发TRX Pro合约有同样后门的“测试合约”(合约地址为 TYZ4oPdPmwZS9xTUXhnFtQkPFFTi2iAydz),并在4月30日对后门进行了测试。






如上图所示,TTX5N**该地址用同样的方式发送了0.011911 TRX调用withdraw函数,触发后门,提走自己事先存入的约100 TRX。

也就是说,在被盗时间(5月3日凌晨4点)约4天之前,竟然已经有人熟知此后门以及其调用方式。当我们去反编译该测试合约并与TRX Pro被盗合约对比时,不难发现:






反编译工具:

https://www.trustlook.com/products/smartcontractguardian

这两段代码的后门部分完全一致!

而且更为神奇的是,“测试合约”的部署时间比项目方部署的正式合约竟然早了5小时23分钟。

毫无疑问,TTX5N** 地址与本次后门事件必定脱不了关系。

而该地址的所有者是谁呢?

打开TSC的网站https://tronsmartcontract.space,点击About Us






这正是TSC的开发者Khanh所拥有的地址

至此,Discord和tg群各路开发者开始梳理Khanh地址以及Tronbank开发者地址的合约部署、调用信息,梳理出以下时间线。


惊人的时间线







以上为Discord频道中梳理的时间线(均为UTC时间),下面我们按照北京时间进行更细节的梳理。

4/28/2019 4:07 PM

TronBank开发者部署了TRX Pro的测试合约,该合约中通过反编译并没有发现后门,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AWLPqFn33U7iaAfP6cXRdJXcBUc1ewCRJ

4/28/2019 5:35 PM

仅在一个半小时后,由TSC开发者Khanh所拥有的地址TTX5N**部署了上文提到的“测试合约”,该合约中存在后门代码,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YZ4oPdPmwZS9xTUXhnFtQkPFFTi2iAydz

4/28/2019 10:48 AM

Tronbank开发者了部署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该合约即被盗合约,其中有后门代码,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W9AE7u5QADp2uej9xdaNVTYtqsRuJZNxJ

4/28/2019 11:00 PM

在12分钟之后,TSC开发者Khanh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并发送0.011011来测试后门。该笔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d6d89713ebdb98402ddfd1d454be394a5521c83b7d385ce2c394924a2b923c89

4/30/2019 10:12 AM

TSC开发者Khanh调用自己在4/28/2019 5:35 PM 部署的存在后门的“测试合约”,触发后门,并取走自己充进去的100 TRX,该笔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87bf173c126c4873ad333c02d4e352bacda9bfaae4d91d0bce156eb64bd5219f

5/3/2019 4:11 AM

wojak 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withdraw函数,第一笔转入了0.000123,并没有任何效果,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aabfc7b6cedb2e8ce055c7fdc7a62df558213c63a33092293886b0e4b58277e5

5/3/2019 4:12 AM

1分钟后,wojak 再次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withdraw函数,转入0.011911,成功触发后门,提走合约余额2673万TRX,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e26666a806e24697fd049e60cf83cf412f58d85cdb0493c014cef0d29d8bdc2e

根据以上信息,可以归纳出两个事实:

1. Tronbank上线之前的测试版本合约,没有后门,但最终线上正式版存在后门;

2. TSC开发者Khanh在Tronbank测试版合约发布当天部署过一个有相同后门的合约,并且知道后门的调用方式,且在4月30日自己进行过测试。也就是说,该后门与TSC脱不了关系。

在与Tronbank团队的沟通中,开发者提到,他们是使用TSC进行编译的。(针对该言论的真实性,DappReview无法做出验证)






注:以下内容是基于现有事实依据的可能性探讨,不代表最终结论和真相,请再次传播时不要断章取义。

在第一篇文章《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中,我们曾提到过三种可能性,

可能性一:Tronbank开发者在实际部署的合约中夹杂私货放置了后门,并成功欺骗了TSC完成了另一份没有后门的代码验证。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可能性三: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根据以上掌握到的更新信息,第一种可能性被否决,因为整个事件中,TSC开发者是最早调用后门的人,并不存在不知情被欺骗的情况,而第三种可能性的概率极大地增加。

TSC集合了编译、部署、验证的一条龙服务,从理论上来说,如果开发者使用TSC进行编译并部署,期间确实有可能增加后门代码。

在事发当天5月3日,Discord上询问为什么TRX Pro的实际运行代码与验证代码不一致时,Khank的回应如下:











上午7点22分回应:我刚起床听到消息,让我来扫描一下所有(代码)

晚上9点18分回应:各位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通过了我的代码(验证)

而5月5日当Khank的地址部署过后门合约并且调用的证据出现后,在Discord网友的质疑下,Khanh的回应如下:






Mr Fahrenheit:你怎么解释你的地址对另一个合约调用过可以触发后门的交易?

Khanh:我的私钥泄露了,github的密码也泄露了

这个回应显然过于苍白,一方面人们质疑如果私钥泄露为什么官网还挂着这个地址,另一方面该地址中还有28,052 TRX (价值约4400RMB)没有被转走。






此时此刻根据已有的信息进行客观的分析,存在的可能性(注意,此处仅讨论可能性,即便该可能性极低,真相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依旧有以下几种:

可能性一: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以上的两种可能性中,目前的证据对于而言偏向于第二种可能性,Tronbank团队目前正在多次与Khanh沟通,并将部分对话截图贴出,Tronbank团队坚持没有放置任何的后门,而是指向TSC是真正放置后门的元凶。目前虽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显示后门是由Khanh放置,但是TSC和Khanh自身与后门已经脱不了干系。

可能性三:Khanh的github账号被盗,地址私钥泄露,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关于这一点依照现有的证据,可能性较低,Khanh的回应含糊其辞,也并没有提供账户被盗的证据(比如github关联邮箱提示不安全登录、密码被修改等辅助信息)

至此 最终的谜题仍未解开

这一场年度大戏尚未落下帷幕

更多的证据仍待挖掘


wojak的财富密码


整个事件中,wojak的那一笔神奇的交易依旧是关注本次事件的群众口中一直谈论的话题。究竟是什么样的奇技淫巧能让自动执行的代码找到后门,并且触发后门?

在DappReview与wojak的对话中,给出了答案:






wojak的灵感来自于2018年8月的一篇论文《TEETHER: Gnawing at Ethereum to Automatically Exploit Smart Contracts》

该论文主要讲了什么呢?

    基于底层的EVM指令,提出了存在漏洞的智能合约的一种广义定义;
    提出了TEETHER工具,该工具能够对于智能合约的字节码进行自动化的漏洞识别并生成相应的漏洞利用代码;
    对于以太坊区块链中部署的38,757个智能合约进行了大规模的漏洞分析,其中TEETHER工具发现了815个合约中的漏洞,整个过程完全自动化。


用一个不恰当但是通俗的比喻来说:TEETHER工具就是一台能自动从智能合约找漏洞并且提款的ATM机。

wojak基于这篇文章做了什么事情?






1. 把TEETHER工具针对波场虚拟机做了适配

2. 收集波场上所有智能合约

3. 对所有的合约执行TEETHER工具来分析

4. 找到可能的套利机会 比如从合约A中以X的价格购买某Token,然后在合约B中以Y价格卖出(Y大于X),整个流程都是自动化执行而且合法

5. 工具会产生一系列可能产生收益的交易列表

6. 脚本自动执行并出发这些交易

本质上,那一笔神奇的交易就是这样自动触发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至于wojak本身的行为是否可以定义为“黑客”,或者“违法”,此处暂且不展开深究。


有兴趣研究这篇“财富密码”的请看:

https://publications.cispa.saarland/2612/1/main.pdf

截至发稿,Tronbank已经宣布完成了链上投资数据的收集,统计完成后将按照原计划发放赔付TRX。此外,TSC开发者Khanh已经关闭了个人Twitter和Facebook。 查看全部
tronbank.jpg


导读:随着新一天的调查,更多证据被各方挖掘出来,本次事件的真相正在逐渐浮出水面,戏剧化程度堪比一场年度大戏。文末还附上了wojak的财富密码。没有读过上一篇文章的读者,请先移步阅读本次事件第一集 《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注:以下调查的信息收集全部来自于Discord频道Scam Watch、Telegram群“TronBank抱团维权”,以及DappReview与关联人的聊天记录。



 
wojak反悔退款
 

自从5月3日晚上9点wojak出现并贴出一份退款对比名单之后,再次从Discord消失,在此期间很多人开始给wojak打上Scammer(骗子)的标签,并认为“他不会退款,可能已经开上兰博基尼去度假了”,诸如此类言论不绝于耳。

201905061152261.jpg


5月5日中午12点

wojak再次现身,声称“我投入了8个小时写工具来给所有人退款,等我写完代码回来发现大家都在把我想象成是一个骗子,而没有意识到Tronbank才是放置后门坑了你们的人。你们原本会因此损失所有的投资。但在看到你们把我当成骗子而不是开发者后,我认为我没有任何理由把TRX退还给你们”

此番言论遭到众人反驳,wojak坚持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并不违法(illegal),自己也不是小偷,只是发起了一笔交易调用了智能合约,并且遵守了智能合约的规则。此后,wojak再也没有表示过退款的可能性,而是让所有人去找Tronbank进行索赔。


证据开始指向TSC开发者Khanh
 

5月5日中午12点

在真相依旧处于众说纷纭的迷雾之中时,telegram中某开发者(要求匿名)发现了一条关键证据,进而扭转了整个调查的方向,把更多的信息带出水面。

201905061152272.jpg


TTX5N2wxLeyWBSNE6UeaBjCFZbpa2FH6jr 该地址于4月28日部署了一个与事发TRX Pro合约有同样后门的“测试合约”(合约地址为 TYZ4oPdPmwZS9xTUXhnFtQkPFFTi2iAydz),并在4月30日对后门进行了测试。

201905061152273.jpg


如上图所示,TTX5N**该地址用同样的方式发送了0.011911 TRX调用withdraw函数,触发后门,提走自己事先存入的约100 TRX。

也就是说,在被盗时间(5月3日凌晨4点)约4天之前,竟然已经有人熟知此后门以及其调用方式。当我们去反编译该测试合约并与TRX Pro被盗合约对比时,不难发现:

201905061152274.jpg


反编译工具:

https://www.trustlook.com/products/smartcontractguardian

这两段代码的后门部分完全一致!

而且更为神奇的是,“测试合约”的部署时间比项目方部署的正式合约竟然早了5小时23分钟。

毫无疑问,TTX5N** 地址与本次后门事件必定脱不了关系。

而该地址的所有者是谁呢?

打开TSC的网站https://tronsmartcontract.space,点击About Us

201905061152275.jpg


这正是TSC的开发者Khanh所拥有的地址

至此,Discord和tg群各路开发者开始梳理Khanh地址以及Tronbank开发者地址的合约部署、调用信息,梳理出以下时间线。


惊人的时间线


201905061152286.jpg


以上为Discord频道中梳理的时间线(均为UTC时间),下面我们按照北京时间进行更细节的梳理。

4/28/2019 4:07 PM

TronBank开发者部署了TRX Pro的测试合约,该合约中通过反编译并没有发现后门,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AWLPqFn33U7iaAfP6cXRdJXcBUc1ewCRJ

4/28/2019 5:35 PM

仅在一个半小时后,由TSC开发者Khanh所拥有的地址TTX5N**部署了上文提到的“测试合约”,该合约中存在后门代码,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YZ4oPdPmwZS9xTUXhnFtQkPFFTi2iAydz

4/28/2019 10:48 AM

Tronbank开发者了部署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该合约即被盗合约,其中有后门代码,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W9AE7u5QADp2uej9xdaNVTYtqsRuJZNxJ

4/28/2019 11:00 PM

在12分钟之后,TSC开发者Khanh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并发送0.011011来测试后门。该笔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d6d89713ebdb98402ddfd1d454be394a5521c83b7d385ce2c394924a2b923c89

4/30/2019 10:12 AM

TSC开发者Khanh调用自己在4/28/2019 5:35 PM 部署的存在后门的“测试合约”,触发后门,并取走自己充进去的100 TRX,该笔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87bf173c126c4873ad333c02d4e352bacda9bfaae4d91d0bce156eb64bd5219f

5/3/2019 4:11 AM

wojak 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withdraw函数,第一笔转入了0.000123,并没有任何效果,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aabfc7b6cedb2e8ce055c7fdc7a62df558213c63a33092293886b0e4b58277e5

5/3/2019 4:12 AM

1分钟后,wojak 再次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withdraw函数,转入0.011911,成功触发后门,提走合约余额2673万TRX,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e26666a806e24697fd049e60cf83cf412f58d85cdb0493c014cef0d29d8bdc2e

根据以上信息,可以归纳出两个事实:

1. Tronbank上线之前的测试版本合约,没有后门,但最终线上正式版存在后门;

2. TSC开发者Khanh在Tronbank测试版合约发布当天部署过一个有相同后门的合约,并且知道后门的调用方式,且在4月30日自己进行过测试。也就是说,该后门与TSC脱不了关系。

在与Tronbank团队的沟通中,开发者提到,他们是使用TSC进行编译的。(针对该言论的真实性,DappReview无法做出验证)

201905061152287.jpg


注:以下内容是基于现有事实依据的可能性探讨,不代表最终结论和真相,请再次传播时不要断章取义。

在第一篇文章《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中,我们曾提到过三种可能性,

可能性一:Tronbank开发者在实际部署的合约中夹杂私货放置了后门,并成功欺骗了TSC完成了另一份没有后门的代码验证。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可能性三: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根据以上掌握到的更新信息,第一种可能性被否决,因为整个事件中,TSC开发者是最早调用后门的人,并不存在不知情被欺骗的情况,而第三种可能性的概率极大地增加。

TSC集合了编译、部署、验证的一条龙服务,从理论上来说,如果开发者使用TSC进行编译并部署,期间确实有可能增加后门代码。

在事发当天5月3日,Discord上询问为什么TRX Pro的实际运行代码与验证代码不一致时,Khank的回应如下:

201905061152288.jpg


201905061152289.jpg


上午7点22分回应:我刚起床听到消息,让我来扫描一下所有(代码)

晚上9点18分回应:各位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通过了我的代码(验证)

而5月5日当Khank的地址部署过后门合约并且调用的证据出现后,在Discord网友的质疑下,Khanh的回应如下:

2019050611522810.jpg


Mr Fahrenheit:你怎么解释你的地址对另一个合约调用过可以触发后门的交易?

Khanh:我的私钥泄露了,github的密码也泄露了

这个回应显然过于苍白,一方面人们质疑如果私钥泄露为什么官网还挂着这个地址,另一方面该地址中还有28,052 TRX (价值约4400RMB)没有被转走。

2019050611522911.jpg


此时此刻根据已有的信息进行客观的分析,存在的可能性(注意,此处仅讨论可能性,即便该可能性极低,真相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依旧有以下几种:

可能性一: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以上的两种可能性中,目前的证据对于而言偏向于第二种可能性,Tronbank团队目前正在多次与Khanh沟通,并将部分对话截图贴出,Tronbank团队坚持没有放置任何的后门,而是指向TSC是真正放置后门的元凶。目前虽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显示后门是由Khanh放置,但是TSC和Khanh自身与后门已经脱不了干系。

可能性三:Khanh的github账号被盗,地址私钥泄露,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关于这一点依照现有的证据,可能性较低,Khanh的回应含糊其辞,也并没有提供账户被盗的证据(比如github关联邮箱提示不安全登录、密码被修改等辅助信息)

至此 最终的谜题仍未解开

这一场年度大戏尚未落下帷幕

更多的证据仍待挖掘


wojak的财富密码


整个事件中,wojak的那一笔神奇的交易依旧是关注本次事件的群众口中一直谈论的话题。究竟是什么样的奇技淫巧能让自动执行的代码找到后门,并且触发后门?

在DappReview与wojak的对话中,给出了答案:

2019050611522912.jpg


wojak的灵感来自于2018年8月的一篇论文《TEETHER: Gnawing at Ethereum to Automatically Exploit Smart Contracts》

该论文主要讲了什么呢?


    基于底层的EVM指令,提出了存在漏洞的智能合约的一种广义定义;
    提出了TEETHER工具,该工具能够对于智能合约的字节码进行自动化的漏洞识别并生成相应的漏洞利用代码;
    对于以太坊区块链中部署的38,757个智能合约进行了大规模的漏洞分析,其中TEETHER工具发现了815个合约中的漏洞,整个过程完全自动化。



用一个不恰当但是通俗的比喻来说:TEETHER工具就是一台能自动从智能合约找漏洞并且提款的ATM机。

wojak基于这篇文章做了什么事情?

2019050611522913.jpg


1. 把TEETHER工具针对波场虚拟机做了适配

2. 收集波场上所有智能合约

3. 对所有的合约执行TEETHER工具来分析

4. 找到可能的套利机会 比如从合约A中以X的价格购买某Token,然后在合约B中以Y价格卖出(Y大于X),整个流程都是自动化执行而且合法

5. 工具会产生一系列可能产生收益的交易列表

6. 脚本自动执行并出发这些交易

本质上,那一笔神奇的交易就是这样自动触发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至于wojak本身的行为是否可以定义为“黑客”,或者“违法”,此处暂且不展开深究。


有兴趣研究这篇“财富密码”的请看:

https://publications.cispa.saarland/2612/1/main.pdf

截至发稿,Tronbank已经宣布完成了链上投资数据的收集,统计完成后将按照原计划发放赔付TRX。此外,TSC开发者Khanh已经关闭了个人Twitter和Facebook。

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特写dappreview 发表了文章 • 2019-05-06 13:47 • 来自相关话题

导读:此次TronBank合约被盗事件再次印证了一个简单到令人发指的常识——所谓智能合约的开源并不能等同于“无条件的安全”,而且粗糙的去中心化机制可能存在被利用的中心化黑幕可能。在目前这个混沌无序的市场环境中,作为一个成熟的“韭菜”,请不要再轻易相信任何口头上的去中心化承诺。



北京时间5月3日凌晨4点12分,一笔神奇的合约调用转走了TronBank合约中的2673万TRX(价值427万RMB),合约余额归零。






仅仅在20多天前,Tronbank团队的第二个游戏BTTBank在发布3小时内即被黑客用假币攻击并盗走数千万BTT(并非1.8亿BTT),事隔不到一个月,第三款游戏TRX Pro于4月29日20点正式上线,几天时间之内,合约余额已经突破2500万TRX。

这是否是TRON生态上的Dapp又一次被黑客盯上并成功洗劫一空?






而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切

更让所有人始料未及

 
偶然触发的Bug?
 

合约余额归零后,项目方telegram群里面骗局和黑客的质疑声不绝于耳,DappReview和小伙伴们开始着手研究到底发生了什么。"黑客"的地址为THeRTTCvN4SHEVYNqcLVLNGGVsWLR4smyH,利用DappReview的玩家数据查看工具,可以看到该地址的所有者像是一个正常的Dapp玩家,从今年1月到5月该玩家涉猎过数十个Dapp,其中TronGoo是他玩过最多的游戏,从TronGoo官方排行榜可以看到他就是排名第二的大户玩家。





数据来源 https://player.dapp.review/

发生被盗事件约2个小时之后,在一个名为Scam Watch(骗局观察)的Discord频道中,调走这一笔2673万TRX的地址THeRTT**拥有者wojak现身了。






根据wojak的说法,他写了个脚本在分析波场虚拟机字节码,批量扫描合约并发起交易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赚到钱的方法,结果偶然之中命中了Tronbank合约的bug。一开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笔钱是从Tronbank打过来的。

社区里部分人建议wojak把钱还给Tronbank开发者,而wojak认为这不是他的问题,开发者应该自己写测试例子,做审计以及至少跑一些形式化验证(很显然他们啥都没干),他愿意把这笔钱原封不动还给Tronbank的每一个投资者,而不是项目方的开发者。

wojak要求参与了Tronbank的投资者发给他投资的交易hash值以及自己的地址,他将写一个脚本进行验证,并承诺退款给有损失的Tronbank投资人。

 
刻意埋藏的后门?
 

随着调查的深入,那一笔触发Bug的交易被放回桌面上被仔细的剖析。我们再来看一下:






注意到,该笔交易调用的是合约里withdraw函数,发送的金额为0.011911 TRX,要注意在Tronbank正常的业务逻辑下,调用withdraw函数是不应该发送任何TRX的,金额应该为0. 这一点在源代码中就可以验证。

像Tronbank这样资金盘属性的Dapp,往往都会把代码开源让合约和逻辑变得透明可信来吸引投资人,在网站最明显的位置,也标明了通过第三方验证工具tronsmartcontract.space(以下简称TSC)进行合约代码验证后的代码信息。











           
从TSC点开源代码之后,找到withdraw函数,函数第一行会先调用_withdraw()来取得可以提取的TRX金额,在_withdraw()函数的第一行我们可以看到:

require(msg.value == 0, "wrong trx amount"); 

这一行代码的意思是要求该笔交易发送的TRX金额必须为零,否则无法继续执行,交易会被REVERT。

也就是说,按照开源代码的逻辑,那一笔触发Bug的交易根本不可能发生。

现实变成了,TRX Pro的合约实际执行逻辑和所谓“开源”的代码逻辑并不一致。

这里补充说明一下,所谓的代码认证过程是这样:

1. 开发者在主网发布合约

2. 开发者在TSC上传代码,选择编译版本,编译为bytecodes,

3. TSC把步骤2中的bytecodes和步骤1中发布合约的bytecodes做匹配,匹配成功,则认证通过,理论上多或者少一个空格都不行

进一步深扒,从tronscan上找到TRX Pro合约的bytecodes,用反编译工具进行处理得到:






反编译工具:

https://www.trustlook.com/products/smartcontractguardian

在withdraw函数中,多了一个判断 else if ((0x2E87 == msg.value)),如果满足条件,那么就会把合约的余额全部转给交易发起者!我们把16进制的数字0x2E87转换成10进制,也就是11911,要知道TRX的精度为6位,11911所对应的TRX金额就是0.011911 TRX... 而这一部分判断在TSC的开源代码中是不存在的,看起来就像是是一个被藏起来没有公布的后门。

用更简单的语言梳理一遍:

1. 在主网上部署的合约,通过反编译发现,调用withdraw函数时,如果发送金额等于0.011911 TRX,则会转移全部合约余额;

2. 在TSC上认证过的开源代码中,如果发送金额不为零调用withdraw函数,交易会被撤回。

那么一切就很清晰了,实际发生的与第一点完全吻合,主网的代码运行没有问题,即TronBank在主网部署的合约中存在一个可以直接提走合约余额的后门代码,而有意思的在于第二点,明明不一样的代码逻辑是如何上传后通过了TSC的认证过程?

根据已有的信息,断定“是开发者在合约之中放置后门”这个结论仍然为时过早,目前我们可以得出的客观结论只有两点:

1. TRX Pro在主网的合约中存在后门

2. TSC上认证过的代码与实际合约运行逻辑不符

注:以下内容是基于现有事实依据的可能性探讨,不代表最终结论和真相,请在传播时不要断章取义。

至于后门是谁放置的,如何放置的?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有的人认为是Tronbank开发者,有的人认为开发者的实力还不足以通过欺骗TSC验证与实际部署所不同的代码。

客观来分析存在的可能性(注意,此处仅讨论可能性,即便该可能性极低,真相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有以下几种:

可能性一:Tronbank开发者在实际部署的合约中夹杂私货放置了后门,并成功欺骗了TSC完成了另一份没有后门的代码验证。

在探讨这种可能性时,如何欺骗TSC成为了焦点,如果真的TSC的验证存在Bug,那么这意味着之前所有通过TSC认证并标榜开源的Dapp都不再可信和透明,事实上,在Discord群里,TSC的开发者Khanh承认代码已经很久没有维护并存在bug的可能性,也有其他开发者证实自己实际部署的代码和通过认证的代码可以不完全相同。

另一方面,Tronbank开发者在Telegram群中多次声称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任何的后门,有一种自证清白的方式是:官方给出部署时的源代码以及编译方式(包括编译工具以及版本),理论上任何人按照同样方式编译出来的bytecode和线上部署的TRX Pro合约应该一致。但当我们提出该质疑时,官方回复如下:






这个回复的内容如果当真,则该事件将更加戏剧化和复杂化,参考可能性三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这是在“欺骗TSC”很难成立的前提下提出的可能性,TSC最终打上验证的标签其实是中心化的行为,完全可以人为操作,但对于TSC作为一个第三方合约验证工具来说,目前尚无竞品,做这样的事情无疑严重损伤自己的品牌,串通合谋是在性价比太低。

可能性三: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这种可能性是基于“可能一”中的官方回复的一种暗示,即项目方在合约部署时确实使用的是没有后门的合约,编译工具在部署合约到主网的过程中出现了猫腻,加入了有问题的后门。但项目方目前没有提供任何的可验证信息,使用的编译工具,以及同样代码两次编译不同结果的信息。

不论如何,TronBank开发者实际部署的代码原样我们不得而知,也无法验证真伪,该事件的真相需要等待各方提供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才能被逐渐还原出来。

至少在此刻,我们还不能下定论,究竟是谁埋下了这个后门。

 
投资者的钱怎么办?
 

在以上错综复杂的信息之下,大部分玩家已经放弃了追查真相,而更关注的则是找回损失。

在承诺退款并要求蒙受损失的投资人发送交易信息之后,wojak整整失联了超过12小时,这期间wojak账户里的钱大部分被转移到了币安交易所。有人开始怀疑wojak并没有打算退钱准备捐款跑路,还有人认为这是TronBank项目方监守自盗,wojak就是项目方之一。

5月3日下午2点44分

另一边,在Tronbank的官方群里,管理员贴出的置顶消息是“TRX Pro被黑客THeRTTCvN4SHEVYNqcLVLNGGVsWLR4smyH攻击,目前开发团队正在紧急处理,将会及时在群里更新消息”






5月3日晚上9点13分






wojak再次现身,说自己花4个多小时写了脚本从链上获取到tronbank的投资数据来跟收集到的损失信息对比,其中有不少人虚报损失,甚至有完全没有参与过投资的用户也来谎报损失,仅有少数人诚实地汇报了数字。wojak也把比对信息贴了出来https://pastebin.com/raw/gMtxCw97。

5月4日下午1点24分

整整一天之后,Tronbank项目方再次发出通知,他们正在联系wojak进行退款,如果wojak在5月4日晚7点时没有任何回复,官方将提供给投资人的补偿方案。






5月4日下午3点 - 4点

针对之前所承诺的24小时内给出事件分析报告,官方将再次延期,声称将联系安全公司,TSC以及波场官方做更多的调查。同时评论到,有很多细节仍需确认,之前从未遇到类似情况,这有可能是一个精彩的故事。











5月4日晚上7点

Tronbank项目方如约公布了赔偿方案,令大部分人吃惊的是项目方没有跑路,而是承诺在24小时内收集信息,并在72小时内进行全额赔付。如果赔付照常发放,这可能是Dapp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项目方赔付。






而此次赔付通知,可以说是给投资者吃了一颗定心丸,使得大部分用户打消了“后门是由开发者留下”的疑虑。但在真相露出水面之前,DappReview依旧保留质疑的态度,等待项目方公开更多的调查报告。

 
结语
 

原本看起来是一起常见的黑客攻击事件,却喜剧般演化成一场罗生门。究竟是开发者留后门,巧被程序员打开,还是如项目方所说有更底层的问题存在?除了当局者本身,无人知晓。

投资者们对于去中心化的信任(TSC提供的代码认证)崩塌,寄托于中心化的信任(起初是wojak的承诺,后来是Tronbank的赔付公告)。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讲最终的真相可能并不是“去中心化的锅”,但对于普通用户而言,很难区分其中差异,大部分用户的认知只能停留在“智能合约为什么开源了明明没有问题还被黑了?”

在本次事件中,虽然Tronbank承诺赔付投资人受损的利益,但受伤的无疑是波场的整个Dapp生态,基于TSC认证的开源代码所产生的信任和背书已经毫无价值,在波场官方出来验证工具之前,DappReview建议各位Dapp玩家不要轻信项目方所谓代码开源言论。

此外,截至到发稿,wojak尚未再次露面,也未将资金退还给任何投资人。
 
 
续集: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 第二集 查看全部
tronbank.jpg


导读:此次TronBank合约被盗事件再次印证了一个简单到令人发指的常识——所谓智能合约的开源并不能等同于“无条件的安全”,而且粗糙的去中心化机制可能存在被利用的中心化黑幕可能。在目前这个混沌无序的市场环境中,作为一个成熟的“韭菜”,请不要再轻易相信任何口头上的去中心化承诺。




北京时间5月3日凌晨4点12分,一笔神奇的合约调用转走了TronBank合约中的2673万TRX(价值427万RMB),合约余额归零。

201905050745301.jpg


仅仅在20多天前,Tronbank团队的第二个游戏BTTBank在发布3小时内即被黑客用假币攻击并盗走数千万BTT(并非1.8亿BTT),事隔不到一个月,第三款游戏TRX Pro于4月29日20点正式上线,几天时间之内,合约余额已经突破2500万TRX。

这是否是TRON生态上的Dapp又一次被黑客盯上并成功洗劫一空?

201905050745302.jpg


而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切

更让所有人始料未及

 
偶然触发的Bug?
 

合约余额归零后,项目方telegram群里面骗局和黑客的质疑声不绝于耳,DappReview和小伙伴们开始着手研究到底发生了什么。"黑客"的地址为THeRTTCvN4SHEVYNqcLVLNGGVsWLR4smyH,利用DappReview的玩家数据查看工具,可以看到该地址的所有者像是一个正常的Dapp玩家,从今年1月到5月该玩家涉猎过数十个Dapp,其中TronGoo是他玩过最多的游戏,从TronGoo官方排行榜可以看到他就是排名第二的大户玩家。

201905050745303.jpg

数据来源 https://player.dapp.review/

发生被盗事件约2个小时之后,在一个名为Scam Watch(骗局观察)的Discord频道中,调走这一笔2673万TRX的地址THeRTT**拥有者wojak现身了。

201905050745304.jpg


根据wojak的说法,他写了个脚本在分析波场虚拟机字节码,批量扫描合约并发起交易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赚到钱的方法,结果偶然之中命中了Tronbank合约的bug。一开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笔钱是从Tronbank打过来的。

社区里部分人建议wojak把钱还给Tronbank开发者,而wojak认为这不是他的问题,开发者应该自己写测试例子,做审计以及至少跑一些形式化验证(很显然他们啥都没干),他愿意把这笔钱原封不动还给Tronbank的每一个投资者,而不是项目方的开发者。

wojak要求参与了Tronbank的投资者发给他投资的交易hash值以及自己的地址,他将写一个脚本进行验证,并承诺退款给有损失的Tronbank投资人。

 
刻意埋藏的后门?
 

随着调查的深入,那一笔触发Bug的交易被放回桌面上被仔细的剖析。我们再来看一下:

201905050745301.jpg


注意到,该笔交易调用的是合约里withdraw函数,发送的金额为0.011911 TRX,要注意在Tronbank正常的业务逻辑下,调用withdraw函数是不应该发送任何TRX的,金额应该为0. 这一点在源代码中就可以验证。

像Tronbank这样资金盘属性的Dapp,往往都会把代码开源让合约和逻辑变得透明可信来吸引投资人,在网站最明显的位置,也标明了通过第三方验证工具tronsmartcontract.space(以下简称TSC)进行合约代码验证后的代码信息。

201905050745316.jpg


201905050745317.jpg


           
从TSC点开源代码之后,找到withdraw函数,函数第一行会先调用_withdraw()来取得可以提取的TRX金额,在_withdraw()函数的第一行我们可以看到:

require(msg.value == 0, "wrong trx amount"); 

这一行代码的意思是要求该笔交易发送的TRX金额必须为零,否则无法继续执行,交易会被REVERT。

也就是说,按照开源代码的逻辑,那一笔触发Bug的交易根本不可能发生。

现实变成了,TRX Pro的合约实际执行逻辑和所谓“开源”的代码逻辑并不一致。

这里补充说明一下,所谓的代码认证过程是这样:

1. 开发者在主网发布合约

2. 开发者在TSC上传代码,选择编译版本,编译为bytecodes,

3. TSC把步骤2中的bytecodes和步骤1中发布合约的bytecodes做匹配,匹配成功,则认证通过,理论上多或者少一个空格都不行

进一步深扒,从tronscan上找到TRX Pro合约的bytecodes,用反编译工具进行处理得到:

201905050745318.jpg


反编译工具:

https://www.trustlook.com/products/smartcontractguardian

在withdraw函数中,多了一个判断 else if ((0x2E87 == msg.value)),如果满足条件,那么就会把合约的余额全部转给交易发起者!我们把16进制的数字0x2E87转换成10进制,也就是11911,要知道TRX的精度为6位,11911所对应的TRX金额就是0.011911 TRX... 而这一部分判断在TSC的开源代码中是不存在的,看起来就像是是一个被藏起来没有公布的后门。

用更简单的语言梳理一遍:

1. 在主网上部署的合约,通过反编译发现,调用withdraw函数时,如果发送金额等于0.011911 TRX,则会转移全部合约余额;

2. 在TSC上认证过的开源代码中,如果发送金额不为零调用withdraw函数,交易会被撤回。

那么一切就很清晰了,实际发生的与第一点完全吻合,主网的代码运行没有问题,即TronBank在主网部署的合约中存在一个可以直接提走合约余额的后门代码,而有意思的在于第二点,明明不一样的代码逻辑是如何上传后通过了TSC的认证过程?

根据已有的信息,断定“是开发者在合约之中放置后门”这个结论仍然为时过早,目前我们可以得出的客观结论只有两点:

1. TRX Pro在主网的合约中存在后门

2. TSC上认证过的代码与实际合约运行逻辑不符

注:以下内容是基于现有事实依据的可能性探讨,不代表最终结论和真相,请在传播时不要断章取义。

至于后门是谁放置的,如何放置的?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有的人认为是Tronbank开发者,有的人认为开发者的实力还不足以通过欺骗TSC验证与实际部署所不同的代码。

客观来分析存在的可能性(注意,此处仅讨论可能性,即便该可能性极低,真相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有以下几种:

可能性一:Tronbank开发者在实际部署的合约中夹杂私货放置了后门,并成功欺骗了TSC完成了另一份没有后门的代码验证。

在探讨这种可能性时,如何欺骗TSC成为了焦点,如果真的TSC的验证存在Bug,那么这意味着之前所有通过TSC认证并标榜开源的Dapp都不再可信和透明,事实上,在Discord群里,TSC的开发者Khanh承认代码已经很久没有维护并存在bug的可能性,也有其他开发者证实自己实际部署的代码和通过认证的代码可以不完全相同。

另一方面,Tronbank开发者在Telegram群中多次声称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任何的后门,有一种自证清白的方式是:官方给出部署时的源代码以及编译方式(包括编译工具以及版本),理论上任何人按照同样方式编译出来的bytecode和线上部署的TRX Pro合约应该一致。但当我们提出该质疑时,官方回复如下:

201905050745329.jpg


这个回复的内容如果当真,则该事件将更加戏剧化和复杂化,参考可能性三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这是在“欺骗TSC”很难成立的前提下提出的可能性,TSC最终打上验证的标签其实是中心化的行为,完全可以人为操作,但对于TSC作为一个第三方合约验证工具来说,目前尚无竞品,做这样的事情无疑严重损伤自己的品牌,串通合谋是在性价比太低。

可能性三: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这种可能性是基于“可能一”中的官方回复的一种暗示,即项目方在合约部署时确实使用的是没有后门的合约,编译工具在部署合约到主网的过程中出现了猫腻,加入了有问题的后门。但项目方目前没有提供任何的可验证信息,使用的编译工具,以及同样代码两次编译不同结果的信息。

不论如何,TronBank开发者实际部署的代码原样我们不得而知,也无法验证真伪,该事件的真相需要等待各方提供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才能被逐渐还原出来。

至少在此刻,我们还不能下定论,究竟是谁埋下了这个后门。

 
投资者的钱怎么办?
 

在以上错综复杂的信息之下,大部分玩家已经放弃了追查真相,而更关注的则是找回损失。

在承诺退款并要求蒙受损失的投资人发送交易信息之后,wojak整整失联了超过12小时,这期间wojak账户里的钱大部分被转移到了币安交易所。有人开始怀疑wojak并没有打算退钱准备捐款跑路,还有人认为这是TronBank项目方监守自盗,wojak就是项目方之一。

5月3日下午2点44分

另一边,在Tronbank的官方群里,管理员贴出的置顶消息是“TRX Pro被黑客THeRTTCvN4SHEVYNqcLVLNGGVsWLR4smyH攻击,目前开发团队正在紧急处理,将会及时在群里更新消息”

2019050507453210.jpg


5月3日晚上9点13分

2019050507453211.jpg


wojak再次现身,说自己花4个多小时写了脚本从链上获取到tronbank的投资数据来跟收集到的损失信息对比,其中有不少人虚报损失,甚至有完全没有参与过投资的用户也来谎报损失,仅有少数人诚实地汇报了数字。wojak也把比对信息贴了出来https://pastebin.com/raw/gMtxCw97。

5月4日下午1点24分

整整一天之后,Tronbank项目方再次发出通知,他们正在联系wojak进行退款,如果wojak在5月4日晚7点时没有任何回复,官方将提供给投资人的补偿方案。

2019050507453212.jpg


5月4日下午3点 - 4点

针对之前所承诺的24小时内给出事件分析报告,官方将再次延期,声称将联系安全公司,TSC以及波场官方做更多的调查。同时评论到,有很多细节仍需确认,之前从未遇到类似情况,这有可能是一个精彩的故事。

2019050507453213.jpg


2019050507453314.jpg


5月4日晚上7点

Tronbank项目方如约公布了赔偿方案,令大部分人吃惊的是项目方没有跑路,而是承诺在24小时内收集信息,并在72小时内进行全额赔付。如果赔付照常发放,这可能是Dapp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项目方赔付。

2019050507453315.jpg


而此次赔付通知,可以说是给投资者吃了一颗定心丸,使得大部分用户打消了“后门是由开发者留下”的疑虑。但在真相露出水面之前,DappReview依旧保留质疑的态度,等待项目方公开更多的调查报告。

 
结语
 

原本看起来是一起常见的黑客攻击事件,却喜剧般演化成一场罗生门。究竟是开发者留后门,巧被程序员打开,还是如项目方所说有更底层的问题存在?除了当局者本身,无人知晓。

投资者们对于去中心化的信任(TSC提供的代码认证)崩塌,寄托于中心化的信任(起初是wojak的承诺,后来是Tronbank的赔付公告)。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讲最终的真相可能并不是“去中心化的锅”,但对于普通用户而言,很难区分其中差异,大部分用户的认知只能停留在“智能合约为什么开源了明明没有问题还被黑了?”

在本次事件中,虽然Tronbank承诺赔付投资人受损的利益,但受伤的无疑是波场的整个Dapp生态,基于TSC认证的开源代码所产生的信任和背书已经毫无价值,在波场官方出来验证工具之前,DappReview建议各位Dapp玩家不要轻信项目方所谓代码开源言论。

此外,截至到发稿,wojak尚未再次露面,也未将资金退还给任何投资人。
 
 
续集: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 第二集

论一个单日7.2亿流水Dapp的倒下

项目dappreview 发表了文章 • 2019-04-08 17:05 • 来自相关话题

DappReview仅以第三方研究机构的角度剖析Dapp的数据和发展历程,不做为任何投资及投机的参考依据

导语: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一个打破Dapp交易额纪录的游戏、一个团队无比自信的游戏——888TRON和TronCrush——用生命演奏了一曲“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开发者悲歌。虽然他们在国内没有掀起太大波澜,但这两款游戏分别对应着一个典型问题,前者的背后,是大户之间在非零和博弈中的囚徒困境;后者则暴露了开发者的技术缺陷和对金融市场的夜郎自大。有些悲剧本可避免,后来者应引以为戒。


 
Dapp单日交易额的巅峰 - 888TRON
 

有一个名为888TRON的Dapp,在春节前后上线,整个二月里表现平平,没有太过亮眼的成绩,时间到了三月初,大量的玩家和资金慢慢涌入,交易额和分红池呈指数式爆炸增长,该Dapp每48小时进行一次分红,下面是3月份的几次分红数据截图。






从3月10号的1300万 TRX到3月16日达到Dapp历史上最高分红的2.56亿 TRX分红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翻译成更加容易理解的数字,3月15-16日的48小时里,该游戏分给玩家约 5000万人民币价值的TRX。

而这一切在3月16日之后怦然崩盘,下图是888TRON交易数据,在3月16日达到峰值单日36亿TRX流水(约7.2亿RMB,也是Dapp历史上最高值)之后遭遇断崖式崩盘,目前游戏已经凉凉,仍有少量(被套牢的)“信仰者”还在苦苦坚持。






从爆发到崩盘,DappReview来讲一下前世今生。

888TRON在3月初的爆发主要是以下两个原因的综合作用:

1.高House edge高分红:大部分Dice类游戏的House Edge平均在1.5%左右,888TRON的House Edge相当之高,达到了3.5%,也就是说在同样交易流水的情况下,888能够给玩家的分红是其他类Dapp的2.3倍,虽然挖矿成本随之攀高,但从用户角度,高分红的吸眼球能力不言而喻。

2.Dapp真空期Smart Money涌入:现在Dapp的圈子就像股票二级市场的一个缩影,投机者需要一个可以炒作和投机的标的。在二月的春节期间,Dapp市场相对平稳,没有什么特别的亮点项目以及创新模式,TRON生态中的老大哥TRONbet的暴利期早已是历史,已经成功的完成了从挖矿模式软着陆成为平台币的转型。部分矿工带着Smart Money在寻找下一个标的,标的选择的标准不外乎:A还在早期,B分红喜人,C技术到位。作为基本满足以上条件的标的,888顺理成章地进入了Smart Money的雷达范围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888的交易额和分红在3月初开始低调增长,逐渐进入越来越多用户的视野,“48小时分红即能回本25%”很快传遍了TRON Dapp用户的圈子。大量用户开始涌入投机,一切开始爆炸式增长。

爬得越高,跌的越痛,3月14日分红高达8000万TRX之后,888TRON的社群中破亿分红的叫嚣声不绝于耳。在疯狂挖矿的背后一颗定时炸弹早已埋好,在北京时间3月16日晚8点,2.56亿分红分给了2000万个888Token,平均一个Token获得12.8个TRX,Smart Money早已已做好大撤退的准备:






巨量卖盘将888 Token价格从30+砸到15 TRX以下,自此888TRON一路阴跌,直到今天稳定在4TRX左右。

888的挖矿成本在当时约30TRX左右,如果二级市场价格远低于挖矿价格,理性的玩家如果想持有888 Token一定是从二级市场购买,而不是以更高的成本去挖矿获取,这样一来挖矿用户减少,给分红池贡献的用户减少,分红降低,代币的价值大打折扣,如此恶性循环,代币价格自然进一步降低,游戏不可避免的凉凉。

那么为什么Smart Money要在天量分红之后砸盘?几个关键原因:

交易所提供流动性:这句话听起来是废话,但实际上,888TRON并没有上币的打算,Kiwi交易所(去中心化交易所)率先在3月13号强行上币,给了用户一个交易的场所。而大多数挖矿代币其实并不希望在让早期获利用户快速的卖掉筹码离场,锁住代币的流动性等更好的保证大多数持币者的利益,没有二级市场价格的干预让挖矿本身为代币定价。

没有代币解冻时间:这是888项目方最愚蠢的设计。在大部分挖矿游戏中,玩家需要冻结代币才能获得分红,如果需要解冻大多设置了24小时的解冻时间,也就是说分红结束后,需要等待24小时之后才能拿到代币进行操作,在以往的例子中,这个设计使得玩家不能再分红后立刻出售代币,在这24小时之内,如果分红池足够有人,持币者可能会选择不解冻继续冻结吃下一轮的分红,能够有效的降低用户的离场意愿。而888并没有这个限制,用户可以随时冻结随时解冻。

那么有意思的事情就来了,在3月16日的分红之前,已经可以看到分红池能够以一个888Token分得12.8个TRX,另一部分Smart Money发现了这里的套利空间,在分红前以30左右的价格购买888代币,吃分红,立刻解冻代币,交易所卖掉,那么只要卖出的价格大于18.2,那么收益为正,套利成功。事实上,对比同时间Ante的币价,我们认为有不少Ante的持币者卖掉Ante来套利,套利完成后,再买回Ante。见下图:






市场资金规模触达天花板:对于挖矿类代币,每一次的分红如果要超过之前的一次,则需要更多的入场资金,在3月15日-3月16日两天的流水总计78亿TRX,按照House Edge 3.5%,总共锁住了2.7亿TRX的资金在分红池合约之中,而市场上的Dapp玩家容量有限,2.7亿TRX的资金规模已经触达了Dapp玩家可用资金的天花板,下一次的分红大概率不可能超过这样一个天量金额。这一点大户最心知肚明,因为他们最清楚自己打出了多少子弹。

大户的囚徒困境:在理解了上述三层逻辑的基础上,对于大户们来说,分红日就面临了砸盘还是不砸的囚徒困境:有套利盘去交易所砸盘;下一次分红大概率不会比这一次更高;Smart Money已经通过过去四次分红回本,代币0成本。

在收益见顶、看空预期的加持下,大户A不知道大户B会不会砸盘,你要是砸了,我还持有的话那我就完了。那么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砸”。

只有砸。

才能局部利益最大化。







值得一提的是,DappReview在3月13日与888TRON的沟通邮件中已经提醒了“没有代币解冻时间”的问题,然而项目方并没有做出任何改变。直到代币被砸盘到10 TRX之下,大部分用户流失之后,才在telegram里面进行投票关于代币解冻时间的提议,但一切都晚了。

下面在讲下另一个案例。

 
虎头蛇尾的TronCrush
 

这是一个上线前被大量TRON Dapp KOL宣传力推的项目,在第一次分红之前,被Kiwi进行上币交易,其无奈之下,主动联系TRON生态下头部的去中心化交易所Trontrade进行上币。






之前由于做足了预热,3月26号首日挖矿流水惊人的突破了12亿TRX,由于挖矿的狂热,该项目方多次暂停游戏进行维护,27-28日的交易量受此影响有所下滑,来到第一个分红日29号12点前夕。TronTrade突然暂停了代币TCC的交易,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TronCrush官方声称似乎代币TCC的智能合约存在bug,正在检查中,但是尚未暂停游戏。






与此同时,没有暂停交易的Kiwi上出现了巨量卖单砸盘。价格从6-7左右一直砸到2以下,按理说本次分红已经接近1:2.8,如果以2.8TRX以下的价格购买TCC,立即冻结,首次分红便可以回本。市场上的巨量低价卖单必然有猫腻,后来根据多方消息验证,发现TCC代币合约存在致命漏洞,在Transfer函数中并没有判断是否给自己转账,这使得如果你手里有100TCC,给自己转账50个,你会拥有150个TCC。也就是可以无限零成本进行造币。





存在致命bug的Transfer函数


注:除了Transfer函数的bug,该合约所有的运算都没有使用SafeMath,旧代币TCC和新代币TCT的合约代码可以在项目方的一个Github仓库查看——https://github.com/TronCrush


该Bug最早由TronTrade群中某热心网友发现,并告知TronTrade团队,TronTrade立即暂停代币交易并通知TronCrush项目方,然而项目方既没有及时暂停游戏,也没有及时联系Kiwi停止交易。造币者凭空创造了超过15w个TCC代币,在Kiwidex上疯狂抛售。

在此之后,游戏暂停,开发者更换了新的代币合约TCT,并按照之前TCC的冻结余额空投给用户新的代币。但这一切也都晚了,在这一系列事件之后,大多数用户丧失了信心选择割肉出局。游戏仅仅在一周之内,宣告凉凉。






在27号下午TCC的交易对在Kiwi上开通之时,DappReview提醒了开发者这么早上交易所代币价格在第一次分红会被砸到4以下,但开发者迷之自信,认为自己的游戏不需要太担心交易量。

目前该游戏每天交易额约300万TRX,是峰值时的0.25%,日活跃用户仅剩100余人。

 
结语
 

以上两个案例,除了技术问题和游戏的机制设计之外,更本质的暴露出了项目方对于市场的无知。目前的Dapp大多带有金融属性,而金融的本质是信息不对称,Smart Money并不在乎你的产品逻辑和游戏机制,在乎的是如何利用信息不对称赚取超额收益,如果开发者不懂市场,也不敬畏市场,还去开发金融属性的游戏,“市场先生”分分钟教你做人。 查看全部
201904081415201.jpg

DappReview仅以第三方研究机构的角度剖析Dapp的数据和发展历程,不做为任何投资及投机的参考依据


导语: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一个打破Dapp交易额纪录的游戏、一个团队无比自信的游戏——888TRON和TronCrush——用生命演奏了一曲“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开发者悲歌。虽然他们在国内没有掀起太大波澜,但这两款游戏分别对应着一个典型问题,前者的背后,是大户之间在非零和博弈中的囚徒困境;后者则暴露了开发者的技术缺陷和对金融市场的夜郎自大。有些悲剧本可避免,后来者应引以为戒。



 
Dapp单日交易额的巅峰 - 888TRON
 

有一个名为888TRON的Dapp,在春节前后上线,整个二月里表现平平,没有太过亮眼的成绩,时间到了三月初,大量的玩家和资金慢慢涌入,交易额和分红池呈指数式爆炸增长,该Dapp每48小时进行一次分红,下面是3月份的几次分红数据截图。

201904081415202.jpg


从3月10号的1300万 TRX到3月16日达到Dapp历史上最高分红的2.56亿 TRX分红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翻译成更加容易理解的数字,3月15-16日的48小时里,该游戏分给玩家约 5000万人民币价值的TRX。

而这一切在3月16日之后怦然崩盘,下图是888TRON交易数据,在3月16日达到峰值单日36亿TRX流水(约7.2亿RMB,也是Dapp历史上最高值)之后遭遇断崖式崩盘,目前游戏已经凉凉,仍有少量(被套牢的)“信仰者”还在苦苦坚持。

201904081415203.jpg


从爆发到崩盘,DappReview来讲一下前世今生。

888TRON在3月初的爆发主要是以下两个原因的综合作用:

1.高House edge高分红:大部分Dice类游戏的House Edge平均在1.5%左右,888TRON的House Edge相当之高,达到了3.5%,也就是说在同样交易流水的情况下,888能够给玩家的分红是其他类Dapp的2.3倍,虽然挖矿成本随之攀高,但从用户角度,高分红的吸眼球能力不言而喻。

2.Dapp真空期Smart Money涌入:现在Dapp的圈子就像股票二级市场的一个缩影,投机者需要一个可以炒作和投机的标的。在二月的春节期间,Dapp市场相对平稳,没有什么特别的亮点项目以及创新模式,TRON生态中的老大哥TRONbet的暴利期早已是历史,已经成功的完成了从挖矿模式软着陆成为平台币的转型。部分矿工带着Smart Money在寻找下一个标的,标的选择的标准不外乎:A还在早期,B分红喜人,C技术到位。作为基本满足以上条件的标的,888顺理成章地进入了Smart Money的雷达范围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888的交易额和分红在3月初开始低调增长,逐渐进入越来越多用户的视野,“48小时分红即能回本25%”很快传遍了TRON Dapp用户的圈子。大量用户开始涌入投机,一切开始爆炸式增长。

爬得越高,跌的越痛,3月14日分红高达8000万TRX之后,888TRON的社群中破亿分红的叫嚣声不绝于耳。在疯狂挖矿的背后一颗定时炸弹早已埋好,在北京时间3月16日晚8点,2.56亿分红分给了2000万个888Token,平均一个Token获得12.8个TRX,Smart Money早已已做好大撤退的准备:

201904081415204.jpg


巨量卖盘将888 Token价格从30+砸到15 TRX以下,自此888TRON一路阴跌,直到今天稳定在4TRX左右。

888的挖矿成本在当时约30TRX左右,如果二级市场价格远低于挖矿价格,理性的玩家如果想持有888 Token一定是从二级市场购买,而不是以更高的成本去挖矿获取,这样一来挖矿用户减少,给分红池贡献的用户减少,分红降低,代币的价值大打折扣,如此恶性循环,代币价格自然进一步降低,游戏不可避免的凉凉。

那么为什么Smart Money要在天量分红之后砸盘?几个关键原因:

交易所提供流动性:这句话听起来是废话,但实际上,888TRON并没有上币的打算,Kiwi交易所(去中心化交易所)率先在3月13号强行上币,给了用户一个交易的场所。而大多数挖矿代币其实并不希望在让早期获利用户快速的卖掉筹码离场,锁住代币的流动性等更好的保证大多数持币者的利益,没有二级市场价格的干预让挖矿本身为代币定价。

没有代币解冻时间:这是888项目方最愚蠢的设计。在大部分挖矿游戏中,玩家需要冻结代币才能获得分红,如果需要解冻大多设置了24小时的解冻时间,也就是说分红结束后,需要等待24小时之后才能拿到代币进行操作,在以往的例子中,这个设计使得玩家不能再分红后立刻出售代币,在这24小时之内,如果分红池足够有人,持币者可能会选择不解冻继续冻结吃下一轮的分红,能够有效的降低用户的离场意愿。而888并没有这个限制,用户可以随时冻结随时解冻。

那么有意思的事情就来了,在3月16日的分红之前,已经可以看到分红池能够以一个888Token分得12.8个TRX,另一部分Smart Money发现了这里的套利空间,在分红前以30左右的价格购买888代币,吃分红,立刻解冻代币,交易所卖掉,那么只要卖出的价格大于18.2,那么收益为正,套利成功。事实上,对比同时间Ante的币价,我们认为有不少Ante的持币者卖掉Ante来套利,套利完成后,再买回Ante。见下图:

201904081415215.jpg


市场资金规模触达天花板:对于挖矿类代币,每一次的分红如果要超过之前的一次,则需要更多的入场资金,在3月15日-3月16日两天的流水总计78亿TRX,按照House Edge 3.5%,总共锁住了2.7亿TRX的资金在分红池合约之中,而市场上的Dapp玩家容量有限,2.7亿TRX的资金规模已经触达了Dapp玩家可用资金的天花板,下一次的分红大概率不可能超过这样一个天量金额。这一点大户最心知肚明,因为他们最清楚自己打出了多少子弹。

大户的囚徒困境:在理解了上述三层逻辑的基础上,对于大户们来说,分红日就面临了砸盘还是不砸的囚徒困境:有套利盘去交易所砸盘;下一次分红大概率不会比这一次更高;Smart Money已经通过过去四次分红回本,代币0成本。

在收益见顶、看空预期的加持下,大户A不知道大户B会不会砸盘,你要是砸了,我还持有的话那我就完了。那么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砸”。

只有砸。

才能局部利益最大化。

201904081415216.jpg



值得一提的是,DappReview在3月13日与888TRON的沟通邮件中已经提醒了“没有代币解冻时间”的问题,然而项目方并没有做出任何改变。直到代币被砸盘到10 TRX之下,大部分用户流失之后,才在telegram里面进行投票关于代币解冻时间的提议,但一切都晚了。

下面在讲下另一个案例。

 
虎头蛇尾的TronCrush
 

这是一个上线前被大量TRON Dapp KOL宣传力推的项目,在第一次分红之前,被Kiwi进行上币交易,其无奈之下,主动联系TRON生态下头部的去中心化交易所Trontrade进行上币。

201904081415217.jpg


之前由于做足了预热,3月26号首日挖矿流水惊人的突破了12亿TRX,由于挖矿的狂热,该项目方多次暂停游戏进行维护,27-28日的交易量受此影响有所下滑,来到第一个分红日29号12点前夕。TronTrade突然暂停了代币TCC的交易,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TronCrush官方声称似乎代币TCC的智能合约存在bug,正在检查中,但是尚未暂停游戏。

201904081415218.jpg


与此同时,没有暂停交易的Kiwi上出现了巨量卖单砸盘。价格从6-7左右一直砸到2以下,按理说本次分红已经接近1:2.8,如果以2.8TRX以下的价格购买TCC,立即冻结,首次分红便可以回本。市场上的巨量低价卖单必然有猫腻,后来根据多方消息验证,发现TCC代币合约存在致命漏洞,在Transfer函数中并没有判断是否给自己转账,这使得如果你手里有100TCC,给自己转账50个,你会拥有150个TCC。也就是可以无限零成本进行造币。

201904081415229.jpg

存在致命bug的Transfer函数


注:除了Transfer函数的bug,该合约所有的运算都没有使用SafeMath,旧代币TCC和新代币TCT的合约代码可以在项目方的一个Github仓库查看——https://github.com/TronCrush


该Bug最早由TronTrade群中某热心网友发现,并告知TronTrade团队,TronTrade立即暂停代币交易并通知TronCrush项目方,然而项目方既没有及时暂停游戏,也没有及时联系Kiwi停止交易。造币者凭空创造了超过15w个TCC代币,在Kiwidex上疯狂抛售。

在此之后,游戏暂停,开发者更换了新的代币合约TCT,并按照之前TCC的冻结余额空投给用户新的代币。但这一切也都晚了,在这一系列事件之后,大多数用户丧失了信心选择割肉出局。游戏仅仅在一周之内,宣告凉凉。

2019040814152210.jpg


在27号下午TCC的交易对在Kiwi上开通之时,DappReview提醒了开发者这么早上交易所代币价格在第一次分红会被砸到4以下,但开发者迷之自信,认为自己的游戏不需要太担心交易量。

目前该游戏每天交易额约300万TRX,是峰值时的0.25%,日活跃用户仅剩100余人。

 
结语
 

以上两个案例,除了技术问题和游戏的机制设计之外,更本质的暴露出了项目方对于市场的无知。目前的Dapp大多带有金融属性,而金融的本质是信息不对称,Smart Money并不在乎你的产品逻辑和游戏机制,在乎的是如何利用信息不对称赚取超额收益,如果开发者不懂市场,也不敬畏市场,还去开发金融属性的游戏,“市场先生”分分钟教你做人。

KuCoin Spotlight 首发的 MultiVAC 技术特点及可能风险是什么?

项目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3-25 13:22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个文章是应朋友的请求,写的一个关于 MultiVAC 的技术简评,我没有投,只是写完了,顺便发出来,供大家交流。

MultiVAC 是为大规模 DApp 设计的下一代公链,通过可信分片技术,为区块链系统赋予「高吞吐量、弹性计算、无限扩张」等能力。作为全球首个可信度概率模型概念的提出者,MultiVAC 集「可信度概率模型、账本交易分片、弹性计算模型、拜占庭共识族」等技术特色于一体,致力于打造一个全新多模弹性和可信编程的去中心化应用生态圈。


具有分片的 VRF


VRF 是伪随机函数,目前广泛用于新型的共识算法,特点是系统可产生一个随机数,所有验证者可以快速验证结果而无需获取函数本身的内容,使得结果不可预测。每个分片只是整个网络的子集。例如,如果整个网络有两个分片,比如 A 和 B,那么当节点加入网络时,他们需要在两者之间进行选择。在 MultiVAC 的网络中,VRF 用于将节点分配给 MultiVAC 的一个分片。底层机制是在主链上生成随机数,然后使用未分配节点的私钥加密,最终结果是伪随机数,然后根据概率表将其分配给分片。


在分片中达成共识


达成共识可以在不需要第三方参与的情况下就区块链的状态达成一致。根据所采用的算法,共识成功需要不同的网络可靠性阈值。存在许多不同的共识模式和共识模式变体以供考虑。另一个分片协议 Zilliqa (ZIL)使用 PBFT,其中每个希望加入网络的节点都经过测试,以解决工作量证明(POW)问题。ZIL 网络中的现有节点验证 PoW 并授权节点加入网络。PoW 是网络的入场券,只有持有 PoW 有效证明的节点才能加入网络。

为了达成共识,分片中诚实节点的百分比需要大于或等于安全边际的比率。此外,需要考虑网络同步的总体状态。因此 MultiVAC 优先考虑防止分叉的共识算法。在其白皮书中,每个分片可以采用以下算法之一:PBFT (Zilliqa),异步 BFT 或 BA⋆(Algorand)。


分片间同步


MultiVAC 中分片实现面临着数据同步挑战,不仅仅是同步分片内事务(同一分片中的节点),而且还要跨网络中的其他分片同步。Zilliqa 采用的一种解决方案是使用每个分片共享的全局账本,从而安全同步分类账本(Zilliqa 分片需要大约 600 个节点才能达到其安全边界),但代价是为协调分片增加很大网络负担。MultiVAC 选择了更简单的解决方案。采用 UTXO 模式,其分布在各个分片,仅在账户支出时生效,交易完 UTXO 将驻留在该帐户所属分片的账本中,本质上是交易和合约的分离。


分片内攻击


我们可以将分片视为整个网络的子集。传统区块链的优势在于拥有足够多的节点,它能够吸收 DDOS 或 51%的攻击。但一旦分片,分片内的节点数量会少得多,使得这些攻击具有更高的成功率,降低了分片安全。为避免这种情况,MultiVAC 将采用动态分片调整的模式,将矿工随机分配到不同的分片。随机分配的结果不可以预测,以防止攻击者进行合谋。


MultiVAC 虚拟机(MVM)


MVM 允许智能合约在网络上运行,而无需智能合约在每台机器上全面运行。MultiVAC 目的在于使用比其他智能合约平台更少的机器情况下实现可靠的计算。MultiVAC 推出了其区块链指令集(BISC)及其 PoIE 共识。目前,MVM 支持 C 编程语言,但计划启用更高级别的语言,如 Java 和 Go。


区块链指令集(BISC)


BISC 是一个支持区块链的 RISC-V 版本,具有 256 位指令处理,签名和区块链散列指令。RISC-V 是 BISC 的前身,是一种开源指令集架构。相比传统 X86 和 ARM 臃肿的指令集,RISC-V 具备了后发优势,由于计算机体系结构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比较成熟的技术,多年来在不断成熟的过程中暴露的问题都已经被研究透彻,因此新的 RISC-V 架构能够加以规避,并且没有背负向后兼容的历史包袱,其设计简洁有效,成为指令集中的后期之秀,同时其开源和免费的特性,目前在半导体业获得了极大的支持。MultiVAC 采用这个指令集,为现代计算机芯片组与其网络完美匹配铺平了道路,理论上区块链网络的智能合约能够配备具有 BISC 的硬件,而不是仅仅是跑在节点的虚拟机上。


PoIE 智能合约共识


PoIE 是 MultiVAC 的虚拟机一致性算法,用于验证智能合约的诚实计算。MultiVAC 认为在一个分片内,所有的节点都重复运行计算,是一种极大的浪费,因此,他们的理念是部分超级节点运行计算,然后其他节点通过 PoIE 算法验证代码被正确实行了。PoIE 机制设计侧重于在不泄露运算结果的情况下,其他节点既可以有效验证运算的正确性,又保证窃取其他节点运算成果的自身计算和存储成本远远高于自己真正运算一遍的成本,从而达到系统中节点的诚实。其智能合约通过 PoIE 来验证诚实计算,用拜占庭共识来达成结果一致。


分片的弹性计算


分散式应用程序(dApp)有多层次需求。有些需要高水平的安全性,而有些需要高 TPS。到目前为止,区块链需要权衡考虑,没有一个能满足每个 dApp 的所有需求。以太坊完全的去中心化,从而降低了速度。EOS 则通过牺牲去中心化,保证了高 TPS。通过让 dApp 开发人员提交他们的需求,MultiVAC 可以在这些已知的边界内有效工作。对于需要高安全性的用例,dApp 会选择选择具有大量节点,共识安全阈值较高的分片,对于需要更高吞吐量的用例,它们可以使用节点较少,共识速度较快的分片,从而达到弹性计算的目的。


挑战与风险


从白皮书看,本项目也具有一些风险

1、具体的跨分片机制白皮书没有说清楚。
2、分布式存储的激励机制白皮书没有说清楚。
3、虚拟机的安全性存疑问,因为业内第一次采用此类虚拟机,比如虚拟机逃匿等传统安全性问题,还需要验证。
4、节点的惩罚机制没有说清楚,官方只是说防止作恶,但实际情况中,需要有惩罚机制,否则无法做到博弈的效果。


原文标题:《MultiVAC 技术特点及风险分析》
文章来源:公众号 北京之东的区块链世界
作者:北京之东
注:本评测时间为 2018 年 7 月底,项目可能有更新或调整 查看全部
multivac.jpeg

这个文章是应朋友的请求,写的一个关于 MultiVAC 的技术简评,我没有投,只是写完了,顺便发出来,供大家交流。

MultiVAC 是为大规模 DApp 设计的下一代公链,通过可信分片技术,为区块链系统赋予「高吞吐量、弹性计算、无限扩张」等能力。作为全球首个可信度概率模型概念的提出者,MultiVAC 集「可信度概率模型、账本交易分片、弹性计算模型、拜占庭共识族」等技术特色于一体,致力于打造一个全新多模弹性和可信编程的去中心化应用生态圈。


具有分片的 VRF


VRF 是伪随机函数,目前广泛用于新型的共识算法,特点是系统可产生一个随机数,所有验证者可以快速验证结果而无需获取函数本身的内容,使得结果不可预测。每个分片只是整个网络的子集。例如,如果整个网络有两个分片,比如 A 和 B,那么当节点加入网络时,他们需要在两者之间进行选择。在 MultiVAC 的网络中,VRF 用于将节点分配给 MultiVAC 的一个分片。底层机制是在主链上生成随机数,然后使用未分配节点的私钥加密,最终结果是伪随机数,然后根据概率表将其分配给分片。


在分片中达成共识


达成共识可以在不需要第三方参与的情况下就区块链的状态达成一致。根据所采用的算法,共识成功需要不同的网络可靠性阈值。存在许多不同的共识模式和共识模式变体以供考虑。另一个分片协议 Zilliqa (ZIL)使用 PBFT,其中每个希望加入网络的节点都经过测试,以解决工作量证明(POW)问题。ZIL 网络中的现有节点验证 PoW 并授权节点加入网络。PoW 是网络的入场券,只有持有 PoW 有效证明的节点才能加入网络。

为了达成共识,分片中诚实节点的百分比需要大于或等于安全边际的比率。此外,需要考虑网络同步的总体状态。因此 MultiVAC 优先考虑防止分叉的共识算法。在其白皮书中,每个分片可以采用以下算法之一:PBFT (Zilliqa),异步 BFT 或 BA⋆(Algorand)。


分片间同步


MultiVAC 中分片实现面临着数据同步挑战,不仅仅是同步分片内事务(同一分片中的节点),而且还要跨网络中的其他分片同步。Zilliqa 采用的一种解决方案是使用每个分片共享的全局账本,从而安全同步分类账本(Zilliqa 分片需要大约 600 个节点才能达到其安全边界),但代价是为协调分片增加很大网络负担。MultiVAC 选择了更简单的解决方案。采用 UTXO 模式,其分布在各个分片,仅在账户支出时生效,交易完 UTXO 将驻留在该帐户所属分片的账本中,本质上是交易和合约的分离。


分片内攻击


我们可以将分片视为整个网络的子集。传统区块链的优势在于拥有足够多的节点,它能够吸收 DDOS 或 51%的攻击。但一旦分片,分片内的节点数量会少得多,使得这些攻击具有更高的成功率,降低了分片安全。为避免这种情况,MultiVAC 将采用动态分片调整的模式,将矿工随机分配到不同的分片。随机分配的结果不可以预测,以防止攻击者进行合谋。


MultiVAC 虚拟机(MVM)


MVM 允许智能合约在网络上运行,而无需智能合约在每台机器上全面运行。MultiVAC 目的在于使用比其他智能合约平台更少的机器情况下实现可靠的计算。MultiVAC 推出了其区块链指令集(BISC)及其 PoIE 共识。目前,MVM 支持 C 编程语言,但计划启用更高级别的语言,如 Java 和 Go。


区块链指令集(BISC)


BISC 是一个支持区块链的 RISC-V 版本,具有 256 位指令处理,签名和区块链散列指令。RISC-V 是 BISC 的前身,是一种开源指令集架构。相比传统 X86 和 ARM 臃肿的指令集,RISC-V 具备了后发优势,由于计算机体系结构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比较成熟的技术,多年来在不断成熟的过程中暴露的问题都已经被研究透彻,因此新的 RISC-V 架构能够加以规避,并且没有背负向后兼容的历史包袱,其设计简洁有效,成为指令集中的后期之秀,同时其开源和免费的特性,目前在半导体业获得了极大的支持。MultiVAC 采用这个指令集,为现代计算机芯片组与其网络完美匹配铺平了道路,理论上区块链网络的智能合约能够配备具有 BISC 的硬件,而不是仅仅是跑在节点的虚拟机上。


PoIE 智能合约共识


PoIE 是 MultiVAC 的虚拟机一致性算法,用于验证智能合约的诚实计算。MultiVAC 认为在一个分片内,所有的节点都重复运行计算,是一种极大的浪费,因此,他们的理念是部分超级节点运行计算,然后其他节点通过 PoIE 算法验证代码被正确实行了。PoIE 机制设计侧重于在不泄露运算结果的情况下,其他节点既可以有效验证运算的正确性,又保证窃取其他节点运算成果的自身计算和存储成本远远高于自己真正运算一遍的成本,从而达到系统中节点的诚实。其智能合约通过 PoIE 来验证诚实计算,用拜占庭共识来达成结果一致。


分片的弹性计算


分散式应用程序(dApp)有多层次需求。有些需要高水平的安全性,而有些需要高 TPS。到目前为止,区块链需要权衡考虑,没有一个能满足每个 dApp 的所有需求。以太坊完全的去中心化,从而降低了速度。EOS 则通过牺牲去中心化,保证了高 TPS。通过让 dApp 开发人员提交他们的需求,MultiVAC 可以在这些已知的边界内有效工作。对于需要高安全性的用例,dApp 会选择选择具有大量节点,共识安全阈值较高的分片,对于需要更高吞吐量的用例,它们可以使用节点较少,共识速度较快的分片,从而达到弹性计算的目的。


挑战与风险


从白皮书看,本项目也具有一些风险

1、具体的跨分片机制白皮书没有说清楚。
2、分布式存储的激励机制白皮书没有说清楚。
3、虚拟机的安全性存疑问,因为业内第一次采用此类虚拟机,比如虚拟机逃匿等传统安全性问题,还需要验证。
4、节点的惩罚机制没有说清楚,官方只是说防止作恶,但实际情况中,需要有惩罚机制,否则无法做到博弈的效果。


原文标题:《MultiVAC 技术特点及风险分析》
文章来源:公众号 北京之东的区块链世界
作者:北京之东
注:本评测时间为 2018 年 7 月底,项目可能有更新或调整

EOS困局:币价低迷 日益集权

项目onchain 发表了文章 • 2019-02-24 10:15 • 来自相关话题

据目前数据来看,在EOS生态上博彩类DApp逐渐遇冷,非博彩类DApp日活数据虽然有所上升,但尚不足以支撑起EOS DApp生态的建设。

2018年初,虚高的币价逐渐开始下跌,在经过了几次跳水式大跌之后,区块链市场步入了“泡沫挤压期”,一边是泡沫的挤出,而另一边则是市场对于前路的迷茫。在资本市场催生和从业者积极探索的双重作用下,“DApp生态”开始成为了一片新蓝海。

而在这片蓝海中,EOS凭借着领先的技术优势独占鳌头,自2018年3月开始,EOS一路高歌,在2018年5月达到最高点,市场报价一度高达23.288USDT。在部分人眼中,EOS更是开启了“区块链3.0时代”。

EOS的出现似乎为解决区块链技术难以落地这一难题带来了曙光。但是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后,EOS似乎已经开始逐渐乏力,无论是DApp生态的建设还是币价走势。

在DApp生态建设上,EOS预想中的杀手级DApp 迟迟未出现,后来的波场又在一旁虎视眈眈。而币价自最高点之后一路狂跌,目前一直在发行价线下徘徊。






在已过五分之一的2019年里,“流量担当”博彩类DApp建显颓势,失去了博彩类DApp的日活加持,DApp生态建设又该走向何方?而EOS又路在几何?


博彩DApp渐凉


据DAppTotal.com2月20日数据显示,在经过了市场热捧之后,EOS的博彩类DApp开始步入低谷期,现状惨淡,目前EOS整个生态中日活过千的博彩类DApp数仅有11个,占比5%,而博彩类DApp占据了EOS整个DApp生态的55%。

据统计,截至目前为止,EOS公链共有DApp 400个,其中博彩类游戏有220个,占比55%。这些博彩类DApp中,日活过千的仅有11个,占比5%,日活低于10的有155个,占比70%,其中有30个DApp月交易量不足10笔,有35个DApp月交易额不足1 EOS,距离关张不远。

相比去年12月份数据,过去一个月EOS 博彩类DApp 总用户量为90,009个,环比降低了42.70%,总交易量为35,870,346笔,环比降低了44.53%,总交易额为248,366,255 EOS,环比降低了48.68%。

据DAppTotal数据分析师分析,造成EOS博彩类DApp整体数据下滑的主要原因为:

1、博彩类游戏玩法单一,老用户的参与热情逐渐下滑;

2、游戏即挖矿的机制,短暂刺激了DApp数据的繁荣,但难以持续;

3、频繁曝出的黑客攻击事件,重挫了开发者和用户的信心;

4、DApp项目方为冲排名刷量的行为有所减少,数据回归真实情况。2018年11月,DAPP Review发表公开文章称EOS生态中已出现了成熟的刷榜产业,服务提供方通过机器人小号与合约交互来帮助 DAPP 增加用户数量,市场报价在300-500EOS;

有公开数据显示,自EOS DApp上线直至2018年12月,活跃的一直都是博彩类DApp。PeckShield的技术分析师JEFF曾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在现阶段,博彩类DApp和现有的DApp生态契合度较高。

此前区块律动曾分析,相较于其他类型的DApp,博彩类DApp的开发更为简单,由于代码开源,因此便于其他项目进行重复利用。EOS一度被称之为“博彩公链”。

这一问题在波场也有所体现,波场DApp自去年第三季度上线以来,日活始终集中在Tronbet等几个博彩类DApp上,自波场出现以后,EOS的“博彩公链”之名开始变得底气不是那么足。

2月21日,DAppTotal.com再一次发布数据显示,2月份以来,EOS DApp整体活跃用户量(日活)有明显提升,但整体交易额却大幅下滑。

02月14日日活为100,342个,超过去年12月18日的88,044个,创下EOS DApp单日活跃用户量历史新高。而02月09日单日交易额为10,978,811个EOS,较去年11月08日创下的103,907,486个EOS的单日交易额峰值,却降低了89.43%。

对此DAppTotal数据分析师认为,造成DApp活跃用户量上升的主要原因有:

1、非博彩类(模拟经营、养成)等游戏的活跃用户量有所提升,其月平均日活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份上涨了63%;

2、EOS 群控账号的活跃度在春节过后有所回升;

造成DApp交易额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有:

1、博彩类游戏的月平均日活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份下降了44%,玩家的整体投注频次和额度降低;

2、博彩类游戏的老用户(投注较大/频次高的氪金玩家)活跃度下降,部分头部玩家(cra****pital)等已离场;

此外,据业内人士分析,刷量行为减少或许也是导致交易量下降的原因之一。

但是据DAppSpy.com数据,2月22日EOS(EOS)交易量最大的DApp为FarmEOS,当日交易额为1.42M EOS,约5.52M美元。Top5完整数据为:1、FarmEOS,交易额:1.42M EOS;用户量:3.12K。2、EOSJacks,交易额:1.06M EOS;用户量:92。3、Poker EOS,交易额:632.17K EOS;用户量:1.01K。4、EOSHash,交易额:597.45K EOS;用户量:2.15K。5、Texas Holdem Star,交易额:573.22K EOS;用户量:48。

由此可知,目前在EOS生态上发生的交易量主要还是集中在博彩类DApp上。

据目前数据来看,在EOS生态上博彩类DApp逐渐遇冷,非博彩类DApp日活数据虽然有所上升,但尚不足以支撑起EOS DApp生态的建设,此外,交易量的答复下降也会带来一定的影响。

但是DAppTotal.com的数据师分析,整体而言,博彩DApp的渐凉,或许是EOS DApp生态回归良性发展的另一个开端。

但是针对DApp生态建设将走向何方这一问题,业内尚未出现合理的建设方案。以以太坊为例,以太坊的DApp种类一直以种类多样为人所称赞,但是以太坊的DApp日活数据并不乐观。

因此,博彩类DApp发展渐颓,或许意味着EOS DApp生态开始回归良性发展,但是并不能以此断定EOS DApp生态将会获得新的生机。


EOS日益集权


2018年9月,区块链测试解决方案提供商Whiteblock公司进行了一场为期两个月的测试,在经过试验后Whiteblock公司得出结论:EOS并不是区块链,而是一个“分布式同构数据库”,它在本质上是一种用于计算的云服务。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料了解,该项测试涉及了任务吞吐量、对不利网络条件的弹性、可变事务速率和大小对网络的影响、平均事务时间、容错性和分区容忍度等多项指标。

Whiteblock公司的测试表明,EOS并未采用加密技术。Whiteblock公司认为,“EOS并不属于区块链,而是一套分布式同构数据库管理系统,二者的明显区别在于后者的交易没有经过加密验证。EOS区块生成器高度集中,用户只能利用区块生成器作为中介进行网络访问。这意味着区块生成器成为整个系统中的单点故障源头。”

Whiteblock公司强调EOS是建立在完全中心化的前提之下的,完全的中心化必然会带来安全性的降低。而

EOS在目前的DApp之争中一直都处于领先位置,树大招风,领先的EOS必然会受到诸多黑客的关注。

据区块链数据与安全服务商PeckShield的统计,去年7月至12月间,EOS链上的DApp共发生49起安全事件,波及37个DApp,导致项目方共损失近75万枚EOS,按照攻击发生时的币价折算,总损失约合319万美元。

财经网·链上财经就以上质疑向Block.one进行采访,但是截至发稿时间Block.one都未给出回应。

据2月22日消息,EOS 纽约和eosDAC核心团队的部分成员(例如Dacoco )已于近日展开合作,将EOS基金会发展成为一个完全基于EOS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自治非盈利组织。EOS纽约、Dacoco 和 EOS 基金会之间的伙伴关系的目标是创建一个完全由智能合约、透明权限和帐户结构运行的由代币持有者指导和管理的DAO。当前的工作标题正是EOS DAO。

但是据业内一位数据分析师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EOS基金会去中心化并不代表着EOS去中心化,在该数据分析师看来,基于EOS推出的EOS核心仲裁法庭ECAF等政策,EOS“正向着中央集权发展”。

据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11月8日,ECAF下达了EOS史上第一个修改账户私钥的仲裁令,该仲裁令于下达4日后通过。


窥伺宝座的波场


EOS一直对标的是以太坊,而后来者波场选定的超越对手也是波场,但是据赛迪研究院公链项目组负责人蒲松涛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相对于以太坊而言,波场更像是EOS。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Peckshield的技术分析师JEFF的赞同。首先,波场和EOS均以以太坊为超越目标,均认为自己是对以太坊的优化;其次,波场和EOS最初均是基于Ethereum开发的代币,目前两者均已经完成了代币迁移;最后,波场和EOS均在打造DApp生态,且两者的DApp生态中均以博彩类DApp为主。

除却技术不谈,波场在“创业明星”孙宇晨的带领下,确实是一路高歌猛进,始终处于舆论话题的中心位置,近期的BTT更是为波场狠刷了一波流量。相较于波场创建初期不绝于耳的“空气币”质疑声,目前的波场早已“洗白”,从明面上来看,目前的波场犹如熊市中一只逆势生长的明星项目。

而EOS则一直陷于负面的泥沼之中。EOS在推出初期也是以“明星项目”的姿态存活在大众视野之中,但是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EOS的境况变得有些艰难,暂且不论一路走低的币价,项目自身也是状况频频。

2018年7月,EOS主网上的内存数据资源RAM价格暴增,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实现了50几倍的暴涨,对于RAM价格暴涨时间,BM公开表示,RAM的价格上升将形成激励,也会促使RAM扩容和开侧链,并让人们更高效地使用RAM。但是对于DApp开发者而言,RAM价格疯涨并不是一件好事。当RAM成为一种投机商品之后,必然会影响RAM的实际功能。

而EOS的创造者丹·拉里默也曾发文表示:“我们的目的是抑制囤积和投机。”

而在RAM价格暴涨之后,EOS的CPU资源又开始告急。2018年10月17日,EOS的普通用户账号失活,更无法进行转账操作,而大量DApps也不得不“关闭运行”以避免CPU资源紧缺之下的雪崩。

2018年11月,EOS又开始陷入贿选风波之中,枫叶资本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截图,截图显示,火币交易所通过贿选获得选票,以获得操纵和控制EOS权益证明系统验证过程的权利。虽然之后火币火速进行了否认,但是该事件还是对EOS竞选造成了负面影响。

一面是活动频频,一面是负面缠身,EOS目前似乎已经到了内忧外困的境地。

但是据蒲松涛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从技术层面上来说,EOS依旧是目前发展比较好的公链之一。

近日,EOS出现短期上涨,但是依旧未达到最初的发行价,与最高点相比跌幅逾80%,而层出不穷的负面消息更是为EOS的前进之路设置了层层阻碍,技术上更是未出现重大突破。

因此在此大背景下,EOS要想真正的颠覆以太坊,成为区块链新时代的领军者,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作者:吴英俊 查看全部
1550912915641.jpg

据目前数据来看,在EOS生态上博彩类DApp逐渐遇冷,非博彩类DApp日活数据虽然有所上升,但尚不足以支撑起EOS DApp生态的建设。

2018年初,虚高的币价逐渐开始下跌,在经过了几次跳水式大跌之后,区块链市场步入了“泡沫挤压期”,一边是泡沫的挤出,而另一边则是市场对于前路的迷茫。在资本市场催生和从业者积极探索的双重作用下,“DApp生态”开始成为了一片新蓝海。

而在这片蓝海中,EOS凭借着领先的技术优势独占鳌头,自2018年3月开始,EOS一路高歌,在2018年5月达到最高点,市场报价一度高达23.288USDT。在部分人眼中,EOS更是开启了“区块链3.0时代”。

EOS的出现似乎为解决区块链技术难以落地这一难题带来了曙光。但是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后,EOS似乎已经开始逐渐乏力,无论是DApp生态的建设还是币价走势。

在DApp生态建设上,EOS预想中的杀手级DApp 迟迟未出现,后来的波场又在一旁虎视眈眈。而币价自最高点之后一路狂跌,目前一直在发行价线下徘徊。

1550912929838.png


在已过五分之一的2019年里,“流量担当”博彩类DApp建显颓势,失去了博彩类DApp的日活加持,DApp生态建设又该走向何方?而EOS又路在几何?


博彩DApp渐凉


据DAppTotal.com2月20日数据显示,在经过了市场热捧之后,EOS的博彩类DApp开始步入低谷期,现状惨淡,目前EOS整个生态中日活过千的博彩类DApp数仅有11个,占比5%,而博彩类DApp占据了EOS整个DApp生态的55%。

据统计,截至目前为止,EOS公链共有DApp 400个,其中博彩类游戏有220个,占比55%。这些博彩类DApp中,日活过千的仅有11个,占比5%,日活低于10的有155个,占比70%,其中有30个DApp月交易量不足10笔,有35个DApp月交易额不足1 EOS,距离关张不远。

相比去年12月份数据,过去一个月EOS 博彩类DApp 总用户量为90,009个,环比降低了42.70%,总交易量为35,870,346笔,环比降低了44.53%,总交易额为248,366,255 EOS,环比降低了48.68%。

据DAppTotal数据分析师分析,造成EOS博彩类DApp整体数据下滑的主要原因为:

1、博彩类游戏玩法单一,老用户的参与热情逐渐下滑;

2、游戏即挖矿的机制,短暂刺激了DApp数据的繁荣,但难以持续;

3、频繁曝出的黑客攻击事件,重挫了开发者和用户的信心;

4、DApp项目方为冲排名刷量的行为有所减少,数据回归真实情况。2018年11月,DAPP Review发表公开文章称EOS生态中已出现了成熟的刷榜产业,服务提供方通过机器人小号与合约交互来帮助 DAPP 增加用户数量,市场报价在300-500EOS;

有公开数据显示,自EOS DApp上线直至2018年12月,活跃的一直都是博彩类DApp。PeckShield的技术分析师JEFF曾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在现阶段,博彩类DApp和现有的DApp生态契合度较高。

此前区块律动曾分析,相较于其他类型的DApp,博彩类DApp的开发更为简单,由于代码开源,因此便于其他项目进行重复利用。EOS一度被称之为“博彩公链”。

这一问题在波场也有所体现,波场DApp自去年第三季度上线以来,日活始终集中在Tronbet等几个博彩类DApp上,自波场出现以后,EOS的“博彩公链”之名开始变得底气不是那么足。

2月21日,DAppTotal.com再一次发布数据显示,2月份以来,EOS DApp整体活跃用户量(日活)有明显提升,但整体交易额却大幅下滑。

02月14日日活为100,342个,超过去年12月18日的88,044个,创下EOS DApp单日活跃用户量历史新高。而02月09日单日交易额为10,978,811个EOS,较去年11月08日创下的103,907,486个EOS的单日交易额峰值,却降低了89.43%。

对此DAppTotal数据分析师认为,造成DApp活跃用户量上升的主要原因有:

1、非博彩类(模拟经营、养成)等游戏的活跃用户量有所提升,其月平均日活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份上涨了63%;

2、EOS 群控账号的活跃度在春节过后有所回升;

造成DApp交易额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有:

1、博彩类游戏的月平均日活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份下降了44%,玩家的整体投注频次和额度降低;

2、博彩类游戏的老用户(投注较大/频次高的氪金玩家)活跃度下降,部分头部玩家(cra****pital)等已离场;

此外,据业内人士分析,刷量行为减少或许也是导致交易量下降的原因之一。

但是据DAppSpy.com数据,2月22日EOS(EOS)交易量最大的DApp为FarmEOS,当日交易额为1.42M EOS,约5.52M美元。Top5完整数据为:1、FarmEOS,交易额:1.42M EOS;用户量:3.12K。2、EOSJacks,交易额:1.06M EOS;用户量:92。3、Poker EOS,交易额:632.17K EOS;用户量:1.01K。4、EOSHash,交易额:597.45K EOS;用户量:2.15K。5、Texas Holdem Star,交易额:573.22K EOS;用户量:48。

由此可知,目前在EOS生态上发生的交易量主要还是集中在博彩类DApp上。

据目前数据来看,在EOS生态上博彩类DApp逐渐遇冷,非博彩类DApp日活数据虽然有所上升,但尚不足以支撑起EOS DApp生态的建设,此外,交易量的答复下降也会带来一定的影响。

但是DAppTotal.com的数据师分析,整体而言,博彩DApp的渐凉,或许是EOS DApp生态回归良性发展的另一个开端。

但是针对DApp生态建设将走向何方这一问题,业内尚未出现合理的建设方案。以以太坊为例,以太坊的DApp种类一直以种类多样为人所称赞,但是以太坊的DApp日活数据并不乐观。

因此,博彩类DApp发展渐颓,或许意味着EOS DApp生态开始回归良性发展,但是并不能以此断定EOS DApp生态将会获得新的生机。


EOS日益集权


2018年9月,区块链测试解决方案提供商Whiteblock公司进行了一场为期两个月的测试,在经过试验后Whiteblock公司得出结论:EOS并不是区块链,而是一个“分布式同构数据库”,它在本质上是一种用于计算的云服务。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料了解,该项测试涉及了任务吞吐量、对不利网络条件的弹性、可变事务速率和大小对网络的影响、平均事务时间、容错性和分区容忍度等多项指标。

Whiteblock公司的测试表明,EOS并未采用加密技术。Whiteblock公司认为,“EOS并不属于区块链,而是一套分布式同构数据库管理系统,二者的明显区别在于后者的交易没有经过加密验证。EOS区块生成器高度集中,用户只能利用区块生成器作为中介进行网络访问。这意味着区块生成器成为整个系统中的单点故障源头。”

Whiteblock公司强调EOS是建立在完全中心化的前提之下的,完全的中心化必然会带来安全性的降低。而

EOS在目前的DApp之争中一直都处于领先位置,树大招风,领先的EOS必然会受到诸多黑客的关注。

据区块链数据与安全服务商PeckShield的统计,去年7月至12月间,EOS链上的DApp共发生49起安全事件,波及37个DApp,导致项目方共损失近75万枚EOS,按照攻击发生时的币价折算,总损失约合319万美元。

财经网·链上财经就以上质疑向Block.one进行采访,但是截至发稿时间Block.one都未给出回应。

据2月22日消息,EOS 纽约和eosDAC核心团队的部分成员(例如Dacoco )已于近日展开合作,将EOS基金会发展成为一个完全基于EOS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自治非盈利组织。EOS纽约、Dacoco 和 EOS 基金会之间的伙伴关系的目标是创建一个完全由智能合约、透明权限和帐户结构运行的由代币持有者指导和管理的DAO。当前的工作标题正是EOS DAO。

但是据业内一位数据分析师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EOS基金会去中心化并不代表着EOS去中心化,在该数据分析师看来,基于EOS推出的EOS核心仲裁法庭ECAF等政策,EOS“正向着中央集权发展”。

据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11月8日,ECAF下达了EOS史上第一个修改账户私钥的仲裁令,该仲裁令于下达4日后通过。


窥伺宝座的波场


EOS一直对标的是以太坊,而后来者波场选定的超越对手也是波场,但是据赛迪研究院公链项目组负责人蒲松涛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相对于以太坊而言,波场更像是EOS。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Peckshield的技术分析师JEFF的赞同。首先,波场和EOS均以以太坊为超越目标,均认为自己是对以太坊的优化;其次,波场和EOS最初均是基于Ethereum开发的代币,目前两者均已经完成了代币迁移;最后,波场和EOS均在打造DApp生态,且两者的DApp生态中均以博彩类DApp为主。

除却技术不谈,波场在“创业明星”孙宇晨的带领下,确实是一路高歌猛进,始终处于舆论话题的中心位置,近期的BTT更是为波场狠刷了一波流量。相较于波场创建初期不绝于耳的“空气币”质疑声,目前的波场早已“洗白”,从明面上来看,目前的波场犹如熊市中一只逆势生长的明星项目。

而EOS则一直陷于负面的泥沼之中。EOS在推出初期也是以“明星项目”的姿态存活在大众视野之中,但是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EOS的境况变得有些艰难,暂且不论一路走低的币价,项目自身也是状况频频。

2018年7月,EOS主网上的内存数据资源RAM价格暴增,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实现了50几倍的暴涨,对于RAM价格暴涨时间,BM公开表示,RAM的价格上升将形成激励,也会促使RAM扩容和开侧链,并让人们更高效地使用RAM。但是对于DApp开发者而言,RAM价格疯涨并不是一件好事。当RAM成为一种投机商品之后,必然会影响RAM的实际功能。

而EOS的创造者丹·拉里默也曾发文表示:“我们的目的是抑制囤积和投机。”

而在RAM价格暴涨之后,EOS的CPU资源又开始告急。2018年10月17日,EOS的普通用户账号失活,更无法进行转账操作,而大量DApps也不得不“关闭运行”以避免CPU资源紧缺之下的雪崩。

2018年11月,EOS又开始陷入贿选风波之中,枫叶资本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截图,截图显示,火币交易所通过贿选获得选票,以获得操纵和控制EOS权益证明系统验证过程的权利。虽然之后火币火速进行了否认,但是该事件还是对EOS竞选造成了负面影响。

一面是活动频频,一面是负面缠身,EOS目前似乎已经到了内忧外困的境地。

但是据蒲松涛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从技术层面上来说,EOS依旧是目前发展比较好的公链之一。

近日,EOS出现短期上涨,但是依旧未达到最初的发行价,与最高点相比跌幅逾80%,而层出不穷的负面消息更是为EOS的前进之路设置了层层阻碍,技术上更是未出现重大突破。

因此在此大背景下,EOS要想真正的颠覆以太坊,成为区块链新时代的领军者,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作者:吴英俊

Polkadot与以太坊之争打响?技术竞争切勿伤及无辜

项目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2-19 07:28 • 来自相关话题

“比赛开始了”,Aragon的Jorge Izquierdo近期表示。Aragon是一个可以建立在Polkadot上的以太坊dapp。而Polkadot则是Parity Tech推出的与以太坊2.0类似的区块链。

Parity是以太坊的主要客户端之一,目前有大约30%的网络在使用该客户端,而以太坊基金会管理的Geth约占所有节点的50%。

这意味着Parity对以太坊网络具有重大影响力,因为两个客户端必须始终保持一致,因此两个团队必须协调并就不同的提案达成共识。

而一旦Polkadot区块链成为以太坊的直接竞争者,那就会带来很多问题。Polkadot与以太坊2.0设计基本一致,不过分片(sharding)并非Polkadot的标志,在Polkadot中你可以调整一些参数。

Polkadot创始人Gavin Wood在2016年离开了以太坊基金会,并表示将在今年年底之前正式发布。

以太坊本身也可以成为一个Parachain(子链),但需要通过一个bridge(桥)进行连接。而这种bridge的运作方式尚不清楚,Wood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年底之前上线的Polkadot将会缺少“次要和辅助的部分;bridge、链下基础设施等等。这些功能在完善之后就会发布。”

以去信任化的方式设计两条不同链之间的联系将是一个突破,因此不清楚这个bridge是否更像是一个可信赖的锚定机制,不过他们还计划推出一个名为Edgeware的智能合约Parachain。

开发人员很快就可以选择等待ethereum 2.0,或者转移到Polkadot推出他们自己的Parachain或者在其中一个Parachain中建立自己的dapp。

 
部分开发者坚守以太坊的原因
 

推出Parachain需要得到Polkadot代币持有者的同意。Parity Tech的Maciej Hirsz说:

    我们不能无限制地添加Parachain,必须保证每条Parachain的内容都不会重复。


在以太坊2.0中,初始分片的数量固定为1024,这可能会在以后增加,但其设计是无需许可的。

相比之下,Polkadot这种需要许可来建立Parachain的规则似乎可能变成一个攻击向量,即某条Parachain中的矿工(collator)可能影响其他Parachain的共识:

    如果Polkadot Parachain的共识机制是可变的,那么某Parachain上的有效但“共谋”状态可以桥接到其他Parachain中,这将有损其他Parachain的共识价值。

    可行的解决方案似乎是对Parachain进行治理,但缺点是这个流程要么被动地完成,要么在出现问题后去制定方案,要么主动地解除网络无需许可的状态。


这可能是一些dapp开发人员坚持使用以太坊的原因之一,此外还有内置的治理机制,其中有一个投票选出的理事会,可以一致同意或推翻任何提案。

开发者坚守以太坊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在过去两到三年之间进行ICO之后并持有近300万ETH的dapp的存在。

Aragon就是dapp当中持币量排名第四的。据Santiment,该项目持有18万ETH。这一数字价值2484万美元,且完全可以轻松翻倍,前提是以太坊生态应用不断完善。

除了网络效应、dapp开发工具以及可用性工具等方面的领先优势之外,这应该是优先以太坊开发的足够大的动力。

 
以太坊与Polkadot之争已有人承担后果?
 

然而相比之下,以太坊虽然比Polkadot早了很多年,但Polkadot却能在保证实现以太坊2.0的前提下于今年上线。这对很多苦等以太坊2.0的人来说算是一个福音。另外,由于吸取了以太坊的一些经验,Polkadot也做出了一些改进。

由于目标类似,两者经常被用来作比较。而近段时间,因为这两大网络“之争”(其实是双方的粉丝之争),有人为此受到了打击。

以太坊核心开发者、以太坊客户端Parity的发布经理Afri Schoedon今日宣布退出所有社交媒体平台,不再与公众进行互动。原因是他把以太坊扩容技术Serenity和Polkadot进行了对比,并认为“Polkadot带来了Serenity本该有的东西。”

原本只是想要抛出观点进行讨论的Schoedon却被以太坊社区的一些人指责是为了利益,由于不想面对这些恶意指控,他选择退出社交网络。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不断发展,不同网络的竞争也都是常事,只要是公平且良性的竞争均有利于该项技术的改进,我们都不应该抱着排外的心态去对待。


原文:https://www.trustnodes.com/2019/02/16/is-polkadot-really-a-threat-to-ethereum
作者:trustnodes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201902180949435063.jpg

“比赛开始了”,Aragon的Jorge Izquierdo近期表示。Aragon是一个可以建立在Polkadot上的以太坊dapp。而Polkadot则是Parity Tech推出的与以太坊2.0类似的区块链。

Parity是以太坊的主要客户端之一,目前有大约30%的网络在使用该客户端,而以太坊基金会管理的Geth约占所有节点的50%。

这意味着Parity对以太坊网络具有重大影响力,因为两个客户端必须始终保持一致,因此两个团队必须协调并就不同的提案达成共识。

而一旦Polkadot区块链成为以太坊的直接竞争者,那就会带来很多问题。Polkadot与以太坊2.0设计基本一致,不过分片(sharding)并非Polkadot的标志,在Polkadot中你可以调整一些参数。

Polkadot创始人Gavin Wood在2016年离开了以太坊基金会,并表示将在今年年底之前正式发布。

以太坊本身也可以成为一个Parachain(子链),但需要通过一个bridge(桥)进行连接。而这种bridge的运作方式尚不清楚,Wood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年底之前上线的Polkadot将会缺少“次要和辅助的部分;bridge、链下基础设施等等。这些功能在完善之后就会发布。”

以去信任化的方式设计两条不同链之间的联系将是一个突破,因此不清楚这个bridge是否更像是一个可信赖的锚定机制,不过他们还计划推出一个名为Edgeware的智能合约Parachain。

开发人员很快就可以选择等待ethereum 2.0,或者转移到Polkadot推出他们自己的Parachain或者在其中一个Parachain中建立自己的dapp。

 
部分开发者坚守以太坊的原因
 

推出Parachain需要得到Polkadot代币持有者的同意。Parity Tech的Maciej Hirsz说:


    我们不能无限制地添加Parachain,必须保证每条Parachain的内容都不会重复。



在以太坊2.0中,初始分片的数量固定为1024,这可能会在以后增加,但其设计是无需许可的。

相比之下,Polkadot这种需要许可来建立Parachain的规则似乎可能变成一个攻击向量,即某条Parachain中的矿工(collator)可能影响其他Parachain的共识:


    如果Polkadot Parachain的共识机制是可变的,那么某Parachain上的有效但“共谋”状态可以桥接到其他Parachain中,这将有损其他Parachain的共识价值。

    可行的解决方案似乎是对Parachain进行治理,但缺点是这个流程要么被动地完成,要么在出现问题后去制定方案,要么主动地解除网络无需许可的状态。



这可能是一些dapp开发人员坚持使用以太坊的原因之一,此外还有内置的治理机制,其中有一个投票选出的理事会,可以一致同意或推翻任何提案。

开发者坚守以太坊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在过去两到三年之间进行ICO之后并持有近300万ETH的dapp的存在。

Aragon就是dapp当中持币量排名第四的。据Santiment,该项目持有18万ETH。这一数字价值2484万美元,且完全可以轻松翻倍,前提是以太坊生态应用不断完善。

除了网络效应、dapp开发工具以及可用性工具等方面的领先优势之外,这应该是优先以太坊开发的足够大的动力。

 
以太坊与Polkadot之争已有人承担后果?
 

然而相比之下,以太坊虽然比Polkadot早了很多年,但Polkadot却能在保证实现以太坊2.0的前提下于今年上线。这对很多苦等以太坊2.0的人来说算是一个福音。另外,由于吸取了以太坊的一些经验,Polkadot也做出了一些改进。

由于目标类似,两者经常被用来作比较。而近段时间,因为这两大网络“之争”(其实是双方的粉丝之争),有人为此受到了打击。

以太坊核心开发者、以太坊客户端Parity的发布经理Afri Schoedon今日宣布退出所有社交媒体平台,不再与公众进行互动。原因是他把以太坊扩容技术Serenity和Polkadot进行了对比,并认为“Polkadot带来了Serenity本该有的东西。”

原本只是想要抛出观点进行讨论的Schoedon却被以太坊社区的一些人指责是为了利益,由于不想面对这些恶意指控,他选择退出社交网络。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不断发展,不同网络的竞争也都是常事,只要是公平且良性的竞争均有利于该项技术的改进,我们都不应该抱着排外的心态去对待。


原文:https://www.trustnodes.com/2019/02/16/is-polkadot-really-a-threat-to-ethereum
作者:trustnodes
编译:Wendy

菠菜没留住赌徒,DApp没看到明天...

市场odaily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8 19:04 • 来自相关话题

菠菜DApp 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

菠菜是币圈对“博彩”的昵称,DApp 指的是基于分布式技术的应用程序。一年前,菠菜DApp 打得正火热。

2018 年的夏天,资金盘属性 DApp FOMO3D 上线,这款基于用户赌博、套利、投机需求开发出来的 DApp 不到 24 小时就吸金上亿,引爆了人们对于 DApp 开发野心。

在此市场环境下,菠菜DApp 游戏开始兴盛。

当时的菠菜有多火?

可以说,在 FOMO3D 之后,几乎每隔几天就陆续有新的菠菜类 DApp 上线。与此同时,6 月底才刚刚上线主网的 EOS 公链更是迎来了 DApp 生态的爆发,大量 DApp 开发者涌入开发菠菜DApp。一时间,骰子、德扑、赛狗等形形色色的菠菜DApp 在全球市值前三名的公链井喷,菠菜DApp 成为了漫长熊市中的绚烂烟火。






那时,24 小时用户活跃最高的 DApp 应用前十名几乎都是菠菜类游戏。菠菜也一度被认为与区块链有着天然契合点,将最先成为落地的一大应用场景。

2018 年末,我们将菠菜称为 DApp 风口上的猪,人人都想进来分羹。但到了2019 年,菠菜的声音渐渐淡出了这个圈子,一波老玩家、项目方正在离场。与此同时,DeFi(去中心化金融)、Staking(储币生息)、IEO(首次交易所发行)、比特币牛市等种种事件都在分散着这个圈子里存量用户的注意力,只有头部的 DApp 能活下去,菠菜DApp 也是如此。

也许你会说,这个市场从来就不缺少赌徒,老玩家离场后,会有一波新人涌入。但现实却是,菠菜和 DApp 都没有迎来他们半年前所期待的爆发期。


菠菜声音渐弱,部分玩家退场


进入 2019 年以来,菠菜似乎已经过时了。

“早就不玩了,现在一点玩的动力都没有。”当问及是否还在继续玩菠菜游戏时,DApp 老玩家黄旭摇了摇头。

一年前,黄旭开始接触 DApp 应用,火爆的 DApp 他总是一个不落地体验过一遍。但他几乎从不涉猎菠菜这一板块。

2018 年 10 月前后,EOS 主网上的菠菜类游戏开始井喷式爆发,看着越来越多人入场玩菠菜,黄旭也心动并入场了。

对于黄旭来说,玩菠菜的动力来源于“体验+赚钱”。

黄旭的菠菜主战场是 EOS 上的掷骰子游戏Dice,但在新项目发布时,他也总是冲在最前面,抢先加入新项目社群。

数月前,黄旭加入了一个为新菠菜项目 EOSJob 打新的社群,当时社群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玩,讨论的消息更是源源不断,分分钟消息都能飙升至 99+。

每次上线,黄旭都要花上一两个小时在菠菜上。但玩了一段时间后,黄旭才发现自己不仅钱没赚到,之前花在菠菜上的时间都打了水漂:“玩到后面真的有点上瘾了,但后来发现这终究是概率游戏,算下来肯定是亏的,既耽误时间,也不赚钱。”

赌博其实就是一场概率事件,庄家有无数次能赢的概率,但你只有一次。

意识到菠菜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后,黄旭离场了。如今再回看当时加入的一众菠菜应用打新群,黄旭发现,和他一样默默离场的玩家并不少。

“EOSJob 那个群后来就没声音了,已经变死群了。”黄旭说。

Odaily星期日报通过 DAppTotal 查阅数据发现,EOSJob 在初推出时用户的确不少,一度出现了几个峰值,但截至发稿前,日活用户不到 4 人。

像黄旭一样浅尝即止的玩家有很多,大部分人都在 2019 年后开始了离场潮。一些玩家向 Odaily星球日报坦言称:“Dapp 越来越没体验了,菠菜也不玩了,感觉很凉。”

输多赢少,正是赌徒们离场的一大因素。

PeckShield 为 Odaily星球日报提供的数据显示,从 2019 年 2 月开始,EOS 链上菠菜类 DApp 亏钱玩家占比不断攀升。2 月至 5 月间,亏钱玩家占比均超过 50%,其中 2019 年 5 月亏钱玩家的占比更是超过了 60%;波场(TRON)链上菠菜类 DApp 亏钱玩家的占比更是从 2018 年 10 月开始就已经呈现了超过 50% 的趋势。






对比,PeckShield 团队解析:之所以亏的人变多了,是因为平台间竞争压力大,可能存在平台调整中奖率算法的情况。此外,另一种可能是用户流失率大了,很多用户玩几把觉得亏了就不玩了,因此被计入亏损用户。


赌徒聚集在头部薅羊毛


“菠菜是真实存在的市场,刚需市场。此类玩法下面有一些赌徒长期呆着,所以你说他一点没有前途,肯定不是。”一业内人士评价道。

币圈是一个投机者聚集的市场,如果说币圈都是想拿 1 万块钱赚 100 万的人,菠菜的确提供了天然的渠道。

人们相信,即便菠菜DApp 流量枯竭,赌徒是会一直存在的。这个看似死气沉沉的市场里,的确仍有一些头部的菠菜DApp 正在聚集着存量玩家。

近半年来,波场头部菠菜应用 WINK(Tronbet)日活用户虽出现了小幅波动,但其日活量几乎均是稳定在 2000 以上的。






WINK 登陆币安 IEO 的消息也是近期来 DApp 圈的一件大事。

但对于 WINK 登陆币安的事件,人们评价不一。

支持者认为,相比起各种概念空气币,DApp 起码算是一个落地的应用,币价是靠真实的交易量来支撑着的。

反对者则批判 WINK 是个垃圾项目,只炒作金融产品也是在建设空中楼阁,并没有为行业带来任何价值,可持续性存怀疑。

菠菜这个市场里从来不缺赌徒,但与纯粹的赌徒心态不同的是,有一波“聪明人”还瞄准了菠菜DApp 背后的分红代币。

WINK 的成功上币诱发了一种新的玩家盈利方式——赌博即挖矿。

不同于黄旭,查理辛自嘲为“赌狗”,称自己有易梭哈体质。他从去年 7 月份入场玩菠菜DApp,用他的话来说,他是菠菜DApp 的资深玩家,EOS、TRX 的菠菜上来后都撸了个遍。

“你进一个场子,里面有几百桌在打牌,你知道这感觉多震撼不?(就像是)农村婚礼几百桌,不是在吃饭,都在打牌。”查理辛向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这样形容他看到的链上赌场生态。

随着菠菜声音渐弱,菠菜应用开始如流水般迭代,而他却是坚守在菠菜市场里铁打的玩家。他甚至能说出一些项目方们跑路前管用的套路——做不下去就假装黑客攻击奖池,关门跑路

查理辛称,自己之所以热衷菠菜,不仅仅是能满足“赌”的欲望,还能“挖矿”。“挖矿”指的是通过玩菠菜游戏获得该菠菜应用的分红币,从 Eosbet、Tronbet 到 BG(BigGame)甚至一些已经“跑路”、币价“归零”的菠菜DApp 项目方,他都“薅”了个遍。

“好听点是游戏即挖矿,难听点是赌博即挖矿。不然你以为我哪里来钱不断赌?有时候挖着挖着,赢钱了还赚平台币。”查理辛向 Odaily星球日报分享了自己一边赌一边薅分红币的经验,“一般早期玩游戏获得的平台币多,分红很快回本。如果他刚公布消息或者刚开一个新的板块的时候,你马上(入场)是大赚的。”

“我前天开始挖的 WINK 的币,现在回本 2/3 了。”查理辛略显得意。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了。现在通过这种 DApp 代币的收益已经几十倍了。”凌晨 1 点,查理辛还给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发来消息,称自己刚刚赌了几把,准备入睡。


菠菜蓝海已过,红海没来


从实际的DApp生存数据上看,菠菜仍是 TRON、EOS 链上活跃度最高的品类。

但留给投机者们的菠菜DApp 开发团队的空间已经不多了。这一市场正在被头部的几个菠菜应用垄断。

PeckShield 数据显示,当前两大菠菜生态繁荣的公链 EOS、TRON 中,头部效应已经出现。Dice 占领了 EOS 上 70% 的菠菜类 DApp 总交易额,TRONbet 则占领了波场上 86% 的菠菜类DApp总交易额。






过去的一年里,Dice 和 TRONbet 还是该两大公链菠菜类 DApp 的总获利冠军,利润分别占比各自公链前十名 DApp 的 46.02% 和 70.63%。其中,波场链上除 TRONbet 外的菠菜类 DApp 获利占比均不超过 10%。





(注:统计时间:2018-6-25 - 2019-5-31)


另一张数据图则显示,在 2018 年 9 月至 2019 年 3 月期间,EOS 上菠菜类 DApp 的盈利数量大于亏损,但从 2019 年 4 月开始,EOS 上菠菜类 DApp 亏损数量开始超过盈利 DApp 数量。






日前,在上海举办的 GBGSEC区块链游戏生态大会现场,DAppReview创始人牛凤轩也认为菠菜类 DApp 头部竞争现象明显:“总结下来,菠菜类 DApp 竞争激烈,仅头部的 DApp 能够收回成本。”

牛凤轩给出的的数据则是,目前最赚钱的 DApp 还是 Tronbet、PokerEOS、EOSJacks 等。而这些无一例外,均是身处榜单前列的。

对于这些菠菜应用开发团队来说,不仅行业的红利期已过,更严峻的大环境是,2019 年以来,圈里能分给 DApp 的流量少之又少。

菠菜开发者也在掉头,有业内人士向 Odaily星球日报透露,做一个菠菜类 DApp,成本只在 2 万左右,但不同于拿了投资的团队开发者,菠菜开发者为追币圈热点的个人开发者居多。

“船小好调头,很多在 Staking 火了之后,就开始搞 Staking 了。”上述业内人士说。


菠菜凉了,DApp更凉了


币圈日新月异,DApp 圈也一样,一个应用离场,总会有新的应用顶上。但大部分 DApp 生命周期并不长。

牛凤轩分享的数据显示,目前平均每个月都有大约 30 至 40 个 DApp 上线,但每月也会有 30 至 50 个不再有人使用,存活周期超过两个月的 DApp,只占总量的 30%。

菠菜的不可持续,早在去年年末时就初露端倪。当时 Odaily星球日报报道中曾提到,当时已有不少菠菜应用感受到日活已达冰点,提早退出了这场竞赛。

熊至最深时,既没有人炒币也没有人赌博。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菠菜类 DApp 的惨淡,是生态回归良性发展的开端,市场里的投资者已经到了关注更健康的区块链应用时候了。

于是,人们开始为牛市的到来寻找一个新的投资标的。也是那时开始,游戏是区块链落地第一试金石的概念被提出了。

几乎所有人都期待着游戏在这样的市场行情下大爆发,但现实却是,突出可玩性的游戏DApp 也没有如想象中获得大爆发。

少了菠菜类在数据上的润色,DApp 圈更凉了。

根据 DappReview 数据,当前共有 3548 个 DApp,而这些应用的总日活用户仅为 189209人。也就是说,平均下来,每个 DApp 现在仅能分到 53 个用户。





(注:从 2018 年 12 月至今,EOS 和 TRON 两条公链在今年 4 月至 5 月间达到 DApp 活跃用户量顶峰,随后开始波动下滑,近期日活数据有所回升,但距离此前巅峰时期仍有一定距离。)


DAppTotal 数据图表明,自 2018 年以来,DApp 的总量是在稳健增长的。与此同时,DApp 的新增速度开始放缓,也就是说,新的 DApp 越来越少了。






“比起年初,DApp 圈子的关注度肯定是变少了。年前的所谓 DApp 火爆,极大比例都是博彩流水支撑的,但是,随着菠菜类下降,越来越少人玩(DApp)了。”BlockHop创始人 Alex 也切实感受到了当前 DApp 圈的“凉”。

“在没有太多新增用户的情况下,DApp 发展还是比较缓,整体是下滑的。”一位区块链 DApp 从业者这样评价。

“用户现在不涉及质量,基本都是投资者,消费者目前数量可能不到 10 万量级。”Alex 表示,BlockHop 正在在传统圈子中寻求种子用户,当前其游戏应用中的用户多是通过传统渠道推广获得的,而不是区块链市场中获取的用户。

存量用户的关注度降低,对于期待资本入场支持的 DApp 开发团队们来说,并不利好。

“最近的 IEO,Staking,每一个都是直击投资者内心的。”Alex 认为,的确 DApp 的关注度被分散了,但 DApp 短期内,也难以出现一个爆款的产品。

牛凤轩的观点与 Alex 相似,他认为整个市场,正在等待一个爆款,一旦有一个内容方向探索出来,会快速爆发:

    “有了爆款,就可以复制、模仿并变现,吸引主流玩家进场。市场在等待,下一个爆款的诞生。”


但爆款的诞生除了努力外,往往还总是伴随着运气和机遇,如果是这样,等待 DApp 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注:本文中黄旭、查理辛为化名)
 

文 | 昕楠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查看全部
The-coin-cryptocurrency-Tron-and-rolling-dice.-Image_.jpg

菠菜DApp 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

菠菜是币圈对“博彩”的昵称,DApp 指的是基于分布式技术的应用程序。一年前,菠菜DApp 打得正火热。

2018 年的夏天,资金盘属性 DApp FOMO3D 上线,这款基于用户赌博、套利、投机需求开发出来的 DApp 不到 24 小时就吸金上亿,引爆了人们对于 DApp 开发野心。

在此市场环境下,菠菜DApp 游戏开始兴盛。

当时的菠菜有多火?

可以说,在 FOMO3D 之后,几乎每隔几天就陆续有新的菠菜类 DApp 上线。与此同时,6 月底才刚刚上线主网的 EOS 公链更是迎来了 DApp 生态的爆发,大量 DApp 开发者涌入开发菠菜DApp。一时间,骰子、德扑、赛狗等形形色色的菠菜DApp 在全球市值前三名的公链井喷,菠菜DApp 成为了漫长熊市中的绚烂烟火。

20190808141819oAQJ.jpeg


那时,24 小时用户活跃最高的 DApp 应用前十名几乎都是菠菜类游戏。菠菜也一度被认为与区块链有着天然契合点,将最先成为落地的一大应用场景。

2018 年末,我们将菠菜称为 DApp 风口上的猪,人人都想进来分羹。但到了2019 年,菠菜的声音渐渐淡出了这个圈子,一波老玩家、项目方正在离场。与此同时,DeFi(去中心化金融)、Staking(储币生息)、IEO(首次交易所发行)、比特币牛市等种种事件都在分散着这个圈子里存量用户的注意力,只有头部的 DApp 能活下去,菠菜DApp 也是如此。

也许你会说,这个市场从来就不缺少赌徒,老玩家离场后,会有一波新人涌入。但现实却是,菠菜和 DApp 都没有迎来他们半年前所期待的爆发期。


菠菜声音渐弱,部分玩家退场


进入 2019 年以来,菠菜似乎已经过时了。

“早就不玩了,现在一点玩的动力都没有。”当问及是否还在继续玩菠菜游戏时,DApp 老玩家黄旭摇了摇头。

一年前,黄旭开始接触 DApp 应用,火爆的 DApp 他总是一个不落地体验过一遍。但他几乎从不涉猎菠菜这一板块。

2018 年 10 月前后,EOS 主网上的菠菜类游戏开始井喷式爆发,看着越来越多人入场玩菠菜,黄旭也心动并入场了。

对于黄旭来说,玩菠菜的动力来源于“体验+赚钱”。

黄旭的菠菜主战场是 EOS 上的掷骰子游戏Dice,但在新项目发布时,他也总是冲在最前面,抢先加入新项目社群。

数月前,黄旭加入了一个为新菠菜项目 EOSJob 打新的社群,当时社群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玩,讨论的消息更是源源不断,分分钟消息都能飙升至 99+。

每次上线,黄旭都要花上一两个小时在菠菜上。但玩了一段时间后,黄旭才发现自己不仅钱没赚到,之前花在菠菜上的时间都打了水漂:“玩到后面真的有点上瘾了,但后来发现这终究是概率游戏,算下来肯定是亏的,既耽误时间,也不赚钱。”

赌博其实就是一场概率事件,庄家有无数次能赢的概率,但你只有一次。

意识到菠菜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后,黄旭离场了。如今再回看当时加入的一众菠菜应用打新群,黄旭发现,和他一样默默离场的玩家并不少。

“EOSJob 那个群后来就没声音了,已经变死群了。”黄旭说。

Odaily星期日报通过 DAppTotal 查阅数据发现,EOSJob 在初推出时用户的确不少,一度出现了几个峰值,但截至发稿前,日活用户不到 4 人。

像黄旭一样浅尝即止的玩家有很多,大部分人都在 2019 年后开始了离场潮。一些玩家向 Odaily星球日报坦言称:“Dapp 越来越没体验了,菠菜也不玩了,感觉很凉。”

输多赢少,正是赌徒们离场的一大因素。

PeckShield 为 Odaily星球日报提供的数据显示,从 2019 年 2 月开始,EOS 链上菠菜类 DApp 亏钱玩家占比不断攀升。2 月至 5 月间,亏钱玩家占比均超过 50%,其中 2019 年 5 月亏钱玩家的占比更是超过了 60%;波场(TRON)链上菠菜类 DApp 亏钱玩家的占比更是从 2018 年 10 月开始就已经呈现了超过 50% 的趋势。

20190808141820Xz6Z.jpeg


对比,PeckShield 团队解析:之所以亏的人变多了,是因为平台间竞争压力大,可能存在平台调整中奖率算法的情况。此外,另一种可能是用户流失率大了,很多用户玩几把觉得亏了就不玩了,因此被计入亏损用户。


赌徒聚集在头部薅羊毛


“菠菜是真实存在的市场,刚需市场。此类玩法下面有一些赌徒长期呆着,所以你说他一点没有前途,肯定不是。”一业内人士评价道。

币圈是一个投机者聚集的市场,如果说币圈都是想拿 1 万块钱赚 100 万的人,菠菜的确提供了天然的渠道。

人们相信,即便菠菜DApp 流量枯竭,赌徒是会一直存在的。这个看似死气沉沉的市场里,的确仍有一些头部的菠菜DApp 正在聚集着存量玩家。

近半年来,波场头部菠菜应用 WINK(Tronbet)日活用户虽出现了小幅波动,但其日活量几乎均是稳定在 2000 以上的。

20190808141821f8cc.jpeg


WINK 登陆币安 IEO 的消息也是近期来 DApp 圈的一件大事。

但对于 WINK 登陆币安的事件,人们评价不一。

支持者认为,相比起各种概念空气币,DApp 起码算是一个落地的应用,币价是靠真实的交易量来支撑着的。

反对者则批判 WINK 是个垃圾项目,只炒作金融产品也是在建设空中楼阁,并没有为行业带来任何价值,可持续性存怀疑。

菠菜这个市场里从来不缺赌徒,但与纯粹的赌徒心态不同的是,有一波“聪明人”还瞄准了菠菜DApp 背后的分红代币。

WINK 的成功上币诱发了一种新的玩家盈利方式——赌博即挖矿。

不同于黄旭,查理辛自嘲为“赌狗”,称自己有易梭哈体质。他从去年 7 月份入场玩菠菜DApp,用他的话来说,他是菠菜DApp 的资深玩家,EOS、TRX 的菠菜上来后都撸了个遍。

“你进一个场子,里面有几百桌在打牌,你知道这感觉多震撼不?(就像是)农村婚礼几百桌,不是在吃饭,都在打牌。”查理辛向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这样形容他看到的链上赌场生态。

随着菠菜声音渐弱,菠菜应用开始如流水般迭代,而他却是坚守在菠菜市场里铁打的玩家。他甚至能说出一些项目方们跑路前管用的套路——做不下去就假装黑客攻击奖池,关门跑路

查理辛称,自己之所以热衷菠菜,不仅仅是能满足“赌”的欲望,还能“挖矿”。“挖矿”指的是通过玩菠菜游戏获得该菠菜应用的分红币,从 Eosbet、Tronbet 到 BG(BigGame)甚至一些已经“跑路”、币价“归零”的菠菜DApp 项目方,他都“薅”了个遍。

“好听点是游戏即挖矿,难听点是赌博即挖矿。不然你以为我哪里来钱不断赌?有时候挖着挖着,赢钱了还赚平台币。”查理辛向 Odaily星球日报分享了自己一边赌一边薅分红币的经验,“一般早期玩游戏获得的平台币多,分红很快回本。如果他刚公布消息或者刚开一个新的板块的时候,你马上(入场)是大赚的。”

“我前天开始挖的 WINK 的币,现在回本 2/3 了。”查理辛略显得意。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了。现在通过这种 DApp 代币的收益已经几十倍了。”凌晨 1 点,查理辛还给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发来消息,称自己刚刚赌了几把,准备入睡。


菠菜蓝海已过,红海没来


从实际的DApp生存数据上看,菠菜仍是 TRON、EOS 链上活跃度最高的品类。

但留给投机者们的菠菜DApp 开发团队的空间已经不多了。这一市场正在被头部的几个菠菜应用垄断。

PeckShield 数据显示,当前两大菠菜生态繁荣的公链 EOS、TRON 中,头部效应已经出现。Dice 占领了 EOS 上 70% 的菠菜类 DApp 总交易额,TRONbet 则占领了波场上 86% 的菠菜类DApp总交易额。

20190808141822DKpZ.jpeg


过去的一年里,Dice 和 TRONbet 还是该两大公链菠菜类 DApp 的总获利冠军,利润分别占比各自公链前十名 DApp 的 46.02% 和 70.63%。其中,波场链上除 TRONbet 外的菠菜类 DApp 获利占比均不超过 10%。

20190808141822lHPA.jpeg

(注:统计时间:2018-6-25 - 2019-5-31)


另一张数据图则显示,在 2018 年 9 月至 2019 年 3 月期间,EOS 上菠菜类 DApp 的盈利数量大于亏损,但从 2019 年 4 月开始,EOS 上菠菜类 DApp 亏损数量开始超过盈利 DApp 数量。

20190808141823EFhF.jpeg


日前,在上海举办的 GBGSEC区块链游戏生态大会现场,DAppReview创始人牛凤轩也认为菠菜类 DApp 头部竞争现象明显:“总结下来,菠菜类 DApp 竞争激烈,仅头部的 DApp 能够收回成本。”

牛凤轩给出的的数据则是,目前最赚钱的 DApp 还是 Tronbet、PokerEOS、EOSJacks 等。而这些无一例外,均是身处榜单前列的。

对于这些菠菜应用开发团队来说,不仅行业的红利期已过,更严峻的大环境是,2019 年以来,圈里能分给 DApp 的流量少之又少。

菠菜开发者也在掉头,有业内人士向 Odaily星球日报透露,做一个菠菜类 DApp,成本只在 2 万左右,但不同于拿了投资的团队开发者,菠菜开发者为追币圈热点的个人开发者居多。

“船小好调头,很多在 Staking 火了之后,就开始搞 Staking 了。”上述业内人士说。


菠菜凉了,DApp更凉了


币圈日新月异,DApp 圈也一样,一个应用离场,总会有新的应用顶上。但大部分 DApp 生命周期并不长。

牛凤轩分享的数据显示,目前平均每个月都有大约 30 至 40 个 DApp 上线,但每月也会有 30 至 50 个不再有人使用,存活周期超过两个月的 DApp,只占总量的 30%。

菠菜的不可持续,早在去年年末时就初露端倪。当时 Odaily星球日报报道中曾提到,当时已有不少菠菜应用感受到日活已达冰点,提早退出了这场竞赛。

熊至最深时,既没有人炒币也没有人赌博。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菠菜类 DApp 的惨淡,是生态回归良性发展的开端,市场里的投资者已经到了关注更健康的区块链应用时候了。

于是,人们开始为牛市的到来寻找一个新的投资标的。也是那时开始,游戏是区块链落地第一试金石的概念被提出了。

几乎所有人都期待着游戏在这样的市场行情下大爆发,但现实却是,突出可玩性的游戏DApp 也没有如想象中获得大爆发。

少了菠菜类在数据上的润色,DApp 圈更凉了。

根据 DappReview 数据,当前共有 3548 个 DApp,而这些应用的总日活用户仅为 189209人。也就是说,平均下来,每个 DApp 现在仅能分到 53 个用户。

201908081418240k0S.jpeg

(注:从 2018 年 12 月至今,EOS 和 TRON 两条公链在今年 4 月至 5 月间达到 DApp 活跃用户量顶峰,随后开始波动下滑,近期日活数据有所回升,但距离此前巅峰时期仍有一定距离。)


DAppTotal 数据图表明,自 2018 年以来,DApp 的总量是在稳健增长的。与此同时,DApp 的新增速度开始放缓,也就是说,新的 DApp 越来越少了。

20190808141825aQRy.jpeg


“比起年初,DApp 圈子的关注度肯定是变少了。年前的所谓 DApp 火爆,极大比例都是博彩流水支撑的,但是,随着菠菜类下降,越来越少人玩(DApp)了。”BlockHop创始人 Alex 也切实感受到了当前 DApp 圈的“凉”。

“在没有太多新增用户的情况下,DApp 发展还是比较缓,整体是下滑的。”一位区块链 DApp 从业者这样评价。

“用户现在不涉及质量,基本都是投资者,消费者目前数量可能不到 10 万量级。”Alex 表示,BlockHop 正在在传统圈子中寻求种子用户,当前其游戏应用中的用户多是通过传统渠道推广获得的,而不是区块链市场中获取的用户。

存量用户的关注度降低,对于期待资本入场支持的 DApp 开发团队们来说,并不利好。

“最近的 IEO,Staking,每一个都是直击投资者内心的。”Alex 认为,的确 DApp 的关注度被分散了,但 DApp 短期内,也难以出现一个爆款的产品。

牛凤轩的观点与 Alex 相似,他认为整个市场,正在等待一个爆款,一旦有一个内容方向探索出来,会快速爆发:


    “有了爆款,就可以复制、模仿并变现,吸引主流玩家进场。市场在等待,下一个爆款的诞生。”



但爆款的诞生除了努力外,往往还总是伴随着运气和机遇,如果是这样,等待 DApp 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注:本文中黄旭、查理辛为化名)
 

文 | 昕楠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链游“哑火”背后:一场区块链开发者与资金、用户、技术的缠斗

特写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5-08 10:58 • 来自相关话题

BLOCKLORDS 游戏界面


上个月,腾讯推出了一款名为《一起来捉妖》的游戏,上线当日便荣登游戏单榜首,并掀起了一股“捉妖热”。

虽然打着区块链擦边球,《一起来捉妖》并没有太多区块链元素,但这款早在去年 4 月就已筹备的游戏,无论从质量、创意,还是用户体量来看,都让区块链游戏望尘莫及。

纵观区块链生态,能长期占据 DApp 数据统计榜首的,依旧是菠菜、竞猜类游戏,时不时发生的黑客攻击事件,也让这类游戏徘徊于“危机边缘”。

“资金是区块链开发者面临的头号难题。”BLOCKLORDS 制作人 Nicky 告诉 31QU,菠菜类游戏短时间吸金效应惊人,但并不长久,行情低迷的情况下,链游团队依旧在苦寻盈利。

另一方面,几大公链绝对优势尚未显现,用户还零落分散在各条公链,对于 DApp 开发团队来说,只在一条公链上开发游戏不太现实,但“全能开发者稀缺”、DApp“迁移难度大”。

资金、用户、技术逐渐成为横亘在团队面前的三块绊脚石,去年下半年还热闹非凡的项目,不少已经哑火,团队不得不暂时退场。


找资金


据 DAppReview 统计的数据,2018 年春节期间,几大公链平均每日交易额较 12 月降低了 60~70%,在经历去年下半年的疯狂后,DApp 的热度跌落近半,没有“暴富效应”后,DApp 创业团队的资金问题就显现了。

此前,DApp 曾一度流行“礼包预售”模式,即在游戏上线前,就提前出售包含道具、券、代币等的“超值礼包”,团队先获得一笔收入支持后续的发展。随着 DApp 热度减弱,这种模式的吸引力逐渐减少。

“我们也想过这种模式,但最后发现与预期有差距,就放弃了。”Nicky 告诉 31QU,对策略类游戏来说,预售的模式对后进场的玩家不公平,所以没采用这种方式。

幸运的是,两次开发者大赛给他们带来了“启动基金”。

“参加大赛的时候,我们就是抱着获奖目的去的。”回忆当时的参赛初衷和取得的成绩时,Nicky 依旧难掩兴奋,当时团队刚组建,恰好赶上 NEO 举办首届开发者大赛,他们最终拿到了 50 万元奖金。

去年年底,团队又参加了波场举办的“TRONAccelerator”线上 DApp 开发者大赛,再次拿到了 3 万美元奖金。

而同期参赛的其他团队,就没那么顺利了。“当年和我们一起参加 NEO开发者大赛的项目,除了一两个幸存,大部分已经消失匿迹了”,Nicky 称,后来都没看到他们游戏传出任何关于上线的消息,“估计是放弃了”。

如果不是这两次大赛的奖金,BLOCKLORDS 的后续开发可能不会那么顺利,“我们接触了几个投资人,但现在的行情下,对方基本上都希望先看到游戏成品、用户数据后,再决定是否投资。” Nicky 表示,但对于 DApp 来说,前期正是急需资金的阶段,“没钱怎么有产品?”

一位去年 11 月就已入场,目前还在坚持的开发者白浩告诉 31QU,自从去年 12 月游戏上线火了一阵,吸引一批玩家后,“现在玩的人已经不多了。”他坦言,虽然“每周还会推出新玩法,但游戏已经不是团队的主要工作。”

在他们的游戏内测群里,还时不时有积极的玩家出来聊天,让群友聊聊 EOS 和目前的游戏,但畅谈 EOS、链游未来的玩家越来来少,管理员偶尔出现,回复用户多次询问的“最近是否要推出新玩法”疑问时,会留下一句:“如今保持现金流才是最重要的。”

而没有充裕资金,已将游戏停服的邵夏团队已经退场,目前的状态是“观望”。

他们去年开发了一款卡牌游戏,由于玩家锐减、营收无法 Cover 支出,热度仅持续了两周,最后在玩家的一脸惊愕中匆忙停止了项目。如今 3 个多月过去了,邵夏依旧没有看到合适的时机,只能“再等等看”。


增量用户在哪里?


除了资金,DApp 团队还需解决获客问题。

一位深度参与 EOS 侧链开发的投资人告诉 31 QU,今年以来 EOS 的 DApp 整体数据每月下降 20~30%,寻找增量用户已经成为公链当前最紧迫的事情。

前段时间,一款基于波场开发的竞猜游戏占据了波场 DApp 日活榜首,该游戏客服小巴对31QU表示,他们的用户主要在海外。他进一步透露,“其实国内用户很少,没几个”。仅 2 天后,31QU 再次查看该竞猜类游戏排名,其已经从波场榜单周日活首位下落到第 5 的位置。

连博彩、竞猜类游戏的吸引力都变弱了,其他链游还有机会吗?

Nicky 团队寄希望于优质产品。据了解,他们正在开发的是一款以欧洲中世纪为背景的史诗策略类区块链游戏——BLOCKLORDS。

据 Nicky 介绍,目前整个项目进展还算顺利,游戏仅上线一周、尚未推广的情况下,“交易量在一千笔以上,交易额有 4 万多个 Tron。”

这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

根据 DAppreview 近期发布的 2019Q1 DApp数据报告, 如果按照每日交易额作为筛选标准,对数据过滤,可以获得“各条公链日活用户在3000~6000之间”的结论。

一直以来,使用门槛高一定程度上制约了 DApp 的规模落地。“比如新用户要玩 DApp,你需要先让他了解加密货币、钱包,甚至 EOS 账户、RAM等概念,对于不熟悉区块链的用户来说,这就把很多玩家挡在了游戏之外。”白浩告诉 31QU,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

入局区块链前,Nicky 在国内一家知名游戏公司担任运营总监,2017 年年底,加密猫(CrytoKitties)引爆游戏圈,在与几个伙伴商量后,决定入圈做链游,团队6~7 个成员,恰好是独立工作室的规模。

他告诉 31QU,BLOCKLORDS 现阶段主要面向海外用户,对国内用户可能有些门槛。“我们团队成员此前的工作,就是做国内游戏的海外本地化的,对海外玩家有较深的了解。”

Nicky 介绍,“海外的玩家和国内玩家的不同在于,他们对游戏的‘好玩性’更加重视。”

“从项目发布到上线,我们一直在推特上和玩家同步进度,陆陆续续有日本、秘鲁的玩家留言,期待我们的游戏上线。”Nicky 表示,他们希望凝聚核心粉丝,借助他们的口碑,把游戏传播出去,等做好海外市场,他们会推出中文版。


DApp 迁移难度


除了资金用户问题,链游开发还会遇到人才和特有的“跨链”问题。

“国内厉害的开发者其实不多。”

一位链游开发者分析说,链游画面渣、操作延迟的问题不仅因为公链性能的限制,另一方面,“由于不同的公链的开发语言不同,市面上也很难找到对 Java、Python、C# 等语言全能的程序员。”

2017 年底,同样是看到一只小猫咪竟能掀起全民讨论热潮后,已在游戏行业有近 10 年经验的老将陈昊芝很快反应过来。如果按照游戏周期论,5 年就会转换一个战场的话,是时候考虑开拓新赛道了。






于是,陈昊芝和友人共同发起了游戏公链项目 Cocos-BCX。在进入区块链之前,他做的是游戏引擎,如今转向区块链,他要做的也还是“老本行”,

“对独立开发者来说,由于不同公链存在不同的开发环境,要想在不同公链上部署游戏,开发投入就是很大一笔开支。”陈昊芝表示,Cocos-BCX 是一条专门为游戏开发者准备的公链,“给开发者提供开发工具,以及支持跨平台的技术环境,让开发者轻松就能把游戏部署到其他公链上。”

简单类比,Cocos-BCX 就像是一个封装好的盒子,它的功能是给开发者提供各种调用接口,让一些复杂的开发过程变得简单,减少开发者将项目迁移其他公链的难度。

今年 3 月 24 日,Cocos 在其主办的区块链游戏技术大会上发布并演示了支持区块链游戏开发的引擎 Cocos。宣布提供类似服务的,还有另两家游戏引擎提供商,白鹭科技和 LayaBox,其中,去年 5 月,白鹭发布了HTML5区块链引擎,满足开发者需求。

“传统游戏开发需要引擎,在进行区块链游戏开发的时候,同样需要这类工具。”Nicky 表示,他们目前就在用 Cocos 开源提供的开发工具,“不同公链交互、跨链在理论上可行,但短时间内还无法实现。”

“另外,我们尝试过把 BLOCKLORDS 的战斗逻辑上链,写进智能合约,但最后发现不太可行,一方面是数据体量较大,另一方面会造成比较高昂的 Gas 费用,是否需要玩家承担这部分费用是个问题。”

智能合约的开发,数据、功能、逻辑上链的取舍是区块链游戏的独有特点,Nicky 告诉 31QU,由于游戏本身就是需要多次更新迭代的产品,如果把战斗公式上链,要想更新,就必须改动相关的代码,牵一发而动全身,“而改动底层智能合约没那么容易,从团队角度看,也不太好支撑这部分的成本。”


结语


DApp 再也不是一门疯狂、稳赚的生意了。

无论对独立游戏开发者,还是从传统游戏进场的大玩家来说,现阶段除了博彩、竞猜游戏,其他类型的游戏要想突围、寻求赢利暂时还不现实。

至少摆在 DApp 开发者面前的,还有资金、用户、技术等这几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中,有的项目可以解决,有的只能依赖整个行业的迭代。

不过,区块链游戏这个命题,依旧有广阔的前景。因为根据 DappReview 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三大主链总计 DApp 交易流水达到了 36 亿美金,相比于去年全年的 50 亿美金,不难预计:今年上半年,这个数据就能轻松超越去年全年的数据。

只要忠诚的用户还在、进场的开发者越多,再加上基于公链开发的游戏质量更好,区块链游戏总有一天会离普通大众越来越近,甚至触手可及。


文 / 31QU 林君 查看全部
201905072209101.jpg

BLOCKLORDS 游戏界面


上个月,腾讯推出了一款名为《一起来捉妖》的游戏,上线当日便荣登游戏单榜首,并掀起了一股“捉妖热”。

虽然打着区块链擦边球,《一起来捉妖》并没有太多区块链元素,但这款早在去年 4 月就已筹备的游戏,无论从质量、创意,还是用户体量来看,都让区块链游戏望尘莫及。

纵观区块链生态,能长期占据 DApp 数据统计榜首的,依旧是菠菜、竞猜类游戏,时不时发生的黑客攻击事件,也让这类游戏徘徊于“危机边缘”。

“资金是区块链开发者面临的头号难题。”BLOCKLORDS 制作人 Nicky 告诉 31QU,菠菜类游戏短时间吸金效应惊人,但并不长久,行情低迷的情况下,链游团队依旧在苦寻盈利。

另一方面,几大公链绝对优势尚未显现,用户还零落分散在各条公链,对于 DApp 开发团队来说,只在一条公链上开发游戏不太现实,但“全能开发者稀缺”、DApp“迁移难度大”。

资金、用户、技术逐渐成为横亘在团队面前的三块绊脚石,去年下半年还热闹非凡的项目,不少已经哑火,团队不得不暂时退场。


找资金


据 DAppReview 统计的数据,2018 年春节期间,几大公链平均每日交易额较 12 月降低了 60~70%,在经历去年下半年的疯狂后,DApp 的热度跌落近半,没有“暴富效应”后,DApp 创业团队的资金问题就显现了。

此前,DApp 曾一度流行“礼包预售”模式,即在游戏上线前,就提前出售包含道具、券、代币等的“超值礼包”,团队先获得一笔收入支持后续的发展。随着 DApp 热度减弱,这种模式的吸引力逐渐减少。

“我们也想过这种模式,但最后发现与预期有差距,就放弃了。”Nicky 告诉 31QU,对策略类游戏来说,预售的模式对后进场的玩家不公平,所以没采用这种方式。

幸运的是,两次开发者大赛给他们带来了“启动基金”。

“参加大赛的时候,我们就是抱着获奖目的去的。”回忆当时的参赛初衷和取得的成绩时,Nicky 依旧难掩兴奋,当时团队刚组建,恰好赶上 NEO 举办首届开发者大赛,他们最终拿到了 50 万元奖金。

去年年底,团队又参加了波场举办的“TRONAccelerator”线上 DApp 开发者大赛,再次拿到了 3 万美元奖金。

而同期参赛的其他团队,就没那么顺利了。“当年和我们一起参加 NEO开发者大赛的项目,除了一两个幸存,大部分已经消失匿迹了”,Nicky 称,后来都没看到他们游戏传出任何关于上线的消息,“估计是放弃了”。

如果不是这两次大赛的奖金,BLOCKLORDS 的后续开发可能不会那么顺利,“我们接触了几个投资人,但现在的行情下,对方基本上都希望先看到游戏成品、用户数据后,再决定是否投资。” Nicky 表示,但对于 DApp 来说,前期正是急需资金的阶段,“没钱怎么有产品?”

一位去年 11 月就已入场,目前还在坚持的开发者白浩告诉 31QU,自从去年 12 月游戏上线火了一阵,吸引一批玩家后,“现在玩的人已经不多了。”他坦言,虽然“每周还会推出新玩法,但游戏已经不是团队的主要工作。”

在他们的游戏内测群里,还时不时有积极的玩家出来聊天,让群友聊聊 EOS 和目前的游戏,但畅谈 EOS、链游未来的玩家越来来少,管理员偶尔出现,回复用户多次询问的“最近是否要推出新玩法”疑问时,会留下一句:“如今保持现金流才是最重要的。”

而没有充裕资金,已将游戏停服的邵夏团队已经退场,目前的状态是“观望”。

他们去年开发了一款卡牌游戏,由于玩家锐减、营收无法 Cover 支出,热度仅持续了两周,最后在玩家的一脸惊愕中匆忙停止了项目。如今 3 个多月过去了,邵夏依旧没有看到合适的时机,只能“再等等看”。


增量用户在哪里?


除了资金,DApp 团队还需解决获客问题。

一位深度参与 EOS 侧链开发的投资人告诉 31 QU,今年以来 EOS 的 DApp 整体数据每月下降 20~30%,寻找增量用户已经成为公链当前最紧迫的事情。

前段时间,一款基于波场开发的竞猜游戏占据了波场 DApp 日活榜首,该游戏客服小巴对31QU表示,他们的用户主要在海外。他进一步透露,“其实国内用户很少,没几个”。仅 2 天后,31QU 再次查看该竞猜类游戏排名,其已经从波场榜单周日活首位下落到第 5 的位置。

连博彩、竞猜类游戏的吸引力都变弱了,其他链游还有机会吗?

Nicky 团队寄希望于优质产品。据了解,他们正在开发的是一款以欧洲中世纪为背景的史诗策略类区块链游戏——BLOCKLORDS。

据 Nicky 介绍,目前整个项目进展还算顺利,游戏仅上线一周、尚未推广的情况下,“交易量在一千笔以上,交易额有 4 万多个 Tron。”

这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

根据 DAppreview 近期发布的 2019Q1 DApp数据报告, 如果按照每日交易额作为筛选标准,对数据过滤,可以获得“各条公链日活用户在3000~6000之间”的结论。

一直以来,使用门槛高一定程度上制约了 DApp 的规模落地。“比如新用户要玩 DApp,你需要先让他了解加密货币、钱包,甚至 EOS 账户、RAM等概念,对于不熟悉区块链的用户来说,这就把很多玩家挡在了游戏之外。”白浩告诉 31QU,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

入局区块链前,Nicky 在国内一家知名游戏公司担任运营总监,2017 年年底,加密猫(CrytoKitties)引爆游戏圈,在与几个伙伴商量后,决定入圈做链游,团队6~7 个成员,恰好是独立工作室的规模。

他告诉 31QU,BLOCKLORDS 现阶段主要面向海外用户,对国内用户可能有些门槛。“我们团队成员此前的工作,就是做国内游戏的海外本地化的,对海外玩家有较深的了解。”

Nicky 介绍,“海外的玩家和国内玩家的不同在于,他们对游戏的‘好玩性’更加重视。”

“从项目发布到上线,我们一直在推特上和玩家同步进度,陆陆续续有日本、秘鲁的玩家留言,期待我们的游戏上线。”Nicky 表示,他们希望凝聚核心粉丝,借助他们的口碑,把游戏传播出去,等做好海外市场,他们会推出中文版。


DApp 迁移难度


除了资金用户问题,链游开发还会遇到人才和特有的“跨链”问题。

“国内厉害的开发者其实不多。”

一位链游开发者分析说,链游画面渣、操作延迟的问题不仅因为公链性能的限制,另一方面,“由于不同的公链的开发语言不同,市面上也很难找到对 Java、Python、C# 等语言全能的程序员。”

2017 年底,同样是看到一只小猫咪竟能掀起全民讨论热潮后,已在游戏行业有近 10 年经验的老将陈昊芝很快反应过来。如果按照游戏周期论,5 年就会转换一个战场的话,是时候考虑开拓新赛道了。

201905072209102.jpg


于是,陈昊芝和友人共同发起了游戏公链项目 Cocos-BCX。在进入区块链之前,他做的是游戏引擎,如今转向区块链,他要做的也还是“老本行”,

“对独立开发者来说,由于不同公链存在不同的开发环境,要想在不同公链上部署游戏,开发投入就是很大一笔开支。”陈昊芝表示,Cocos-BCX 是一条专门为游戏开发者准备的公链,“给开发者提供开发工具,以及支持跨平台的技术环境,让开发者轻松就能把游戏部署到其他公链上。”

简单类比,Cocos-BCX 就像是一个封装好的盒子,它的功能是给开发者提供各种调用接口,让一些复杂的开发过程变得简单,减少开发者将项目迁移其他公链的难度。

今年 3 月 24 日,Cocos 在其主办的区块链游戏技术大会上发布并演示了支持区块链游戏开发的引擎 Cocos。宣布提供类似服务的,还有另两家游戏引擎提供商,白鹭科技和 LayaBox,其中,去年 5 月,白鹭发布了HTML5区块链引擎,满足开发者需求。

“传统游戏开发需要引擎,在进行区块链游戏开发的时候,同样需要这类工具。”Nicky 表示,他们目前就在用 Cocos 开源提供的开发工具,“不同公链交互、跨链在理论上可行,但短时间内还无法实现。”

“另外,我们尝试过把 BLOCKLORDS 的战斗逻辑上链,写进智能合约,但最后发现不太可行,一方面是数据体量较大,另一方面会造成比较高昂的 Gas 费用,是否需要玩家承担这部分费用是个问题。”

智能合约的开发,数据、功能、逻辑上链的取舍是区块链游戏的独有特点,Nicky 告诉 31QU,由于游戏本身就是需要多次更新迭代的产品,如果把战斗公式上链,要想更新,就必须改动相关的代码,牵一发而动全身,“而改动底层智能合约没那么容易,从团队角度看,也不太好支撑这部分的成本。”


结语


DApp 再也不是一门疯狂、稳赚的生意了。

无论对独立游戏开发者,还是从传统游戏进场的大玩家来说,现阶段除了博彩、竞猜游戏,其他类型的游戏要想突围、寻求赢利暂时还不现实。

至少摆在 DApp 开发者面前的,还有资金、用户、技术等这几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中,有的项目可以解决,有的只能依赖整个行业的迭代。

不过,区块链游戏这个命题,依旧有广阔的前景。因为根据 DappReview 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三大主链总计 DApp 交易流水达到了 36 亿美金,相比于去年全年的 50 亿美金,不难预计:今年上半年,这个数据就能轻松超越去年全年的数据。

只要忠诚的用户还在、进场的开发者越多,再加上基于公链开发的游戏质量更好,区块链游戏总有一天会离普通大众越来越近,甚至触手可及。


文 / 31QU 林君

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 第二集

特写dappreview 发表了文章 • 2019-05-06 13:58 • 来自相关话题

导读:随着新一天的调查,更多证据被各方挖掘出来,本次事件的真相正在逐渐浮出水面,戏剧化程度堪比一场年度大戏。文末还附上了wojak的财富密码。没有读过上一篇文章的读者,请先移步阅读本次事件第一集 《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注:以下调查的信息收集全部来自于Discord频道Scam Watch、Telegram群“TronBank抱团维权”,以及DappReview与关联人的聊天记录。


 
wojak反悔退款
 

自从5月3日晚上9点wojak出现并贴出一份退款对比名单之后,再次从Discord消失,在此期间很多人开始给wojak打上Scammer(骗子)的标签,并认为“他不会退款,可能已经开上兰博基尼去度假了”,诸如此类言论不绝于耳。






5月5日中午12点

wojak再次现身,声称“我投入了8个小时写工具来给所有人退款,等我写完代码回来发现大家都在把我想象成是一个骗子,而没有意识到Tronbank才是放置后门坑了你们的人。你们原本会因此损失所有的投资。但在看到你们把我当成骗子而不是开发者后,我认为我没有任何理由把TRX退还给你们”

此番言论遭到众人反驳,wojak坚持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并不违法(illegal),自己也不是小偷,只是发起了一笔交易调用了智能合约,并且遵守了智能合约的规则。此后,wojak再也没有表示过退款的可能性,而是让所有人去找Tronbank进行索赔。


证据开始指向TSC开发者Khanh
 

5月5日中午12点

在真相依旧处于众说纷纭的迷雾之中时,telegram中某开发者(要求匿名)发现了一条关键证据,进而扭转了整个调查的方向,把更多的信息带出水面。






TTX5N2wxLeyWBSNE6UeaBjCFZbpa2FH6jr 该地址于4月28日部署了一个与事发TRX Pro合约有同样后门的“测试合约”(合约地址为 TYZ4oPdPmwZS9xTUXhnFtQkPFFTi2iAydz),并在4月30日对后门进行了测试。






如上图所示,TTX5N**该地址用同样的方式发送了0.011911 TRX调用withdraw函数,触发后门,提走自己事先存入的约100 TRX。

也就是说,在被盗时间(5月3日凌晨4点)约4天之前,竟然已经有人熟知此后门以及其调用方式。当我们去反编译该测试合约并与TRX Pro被盗合约对比时,不难发现:






反编译工具:

https://www.trustlook.com/products/smartcontractguardian

这两段代码的后门部分完全一致!

而且更为神奇的是,“测试合约”的部署时间比项目方部署的正式合约竟然早了5小时23分钟。

毫无疑问,TTX5N** 地址与本次后门事件必定脱不了关系。

而该地址的所有者是谁呢?

打开TSC的网站https://tronsmartcontract.space,点击About Us






这正是TSC的开发者Khanh所拥有的地址

至此,Discord和tg群各路开发者开始梳理Khanh地址以及Tronbank开发者地址的合约部署、调用信息,梳理出以下时间线。


惊人的时间线







以上为Discord频道中梳理的时间线(均为UTC时间),下面我们按照北京时间进行更细节的梳理。

4/28/2019 4:07 PM

TronBank开发者部署了TRX Pro的测试合约,该合约中通过反编译并没有发现后门,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AWLPqFn33U7iaAfP6cXRdJXcBUc1ewCRJ

4/28/2019 5:35 PM

仅在一个半小时后,由TSC开发者Khanh所拥有的地址TTX5N**部署了上文提到的“测试合约”,该合约中存在后门代码,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YZ4oPdPmwZS9xTUXhnFtQkPFFTi2iAydz

4/28/2019 10:48 AM

Tronbank开发者了部署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该合约即被盗合约,其中有后门代码,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W9AE7u5QADp2uej9xdaNVTYtqsRuJZNxJ

4/28/2019 11:00 PM

在12分钟之后,TSC开发者Khanh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并发送0.011011来测试后门。该笔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d6d89713ebdb98402ddfd1d454be394a5521c83b7d385ce2c394924a2b923c89

4/30/2019 10:12 AM

TSC开发者Khanh调用自己在4/28/2019 5:35 PM 部署的存在后门的“测试合约”,触发后门,并取走自己充进去的100 TRX,该笔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87bf173c126c4873ad333c02d4e352bacda9bfaae4d91d0bce156eb64bd5219f

5/3/2019 4:11 AM

wojak 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withdraw函数,第一笔转入了0.000123,并没有任何效果,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aabfc7b6cedb2e8ce055c7fdc7a62df558213c63a33092293886b0e4b58277e5

5/3/2019 4:12 AM

1分钟后,wojak 再次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withdraw函数,转入0.011911,成功触发后门,提走合约余额2673万TRX,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e26666a806e24697fd049e60cf83cf412f58d85cdb0493c014cef0d29d8bdc2e

根据以上信息,可以归纳出两个事实:

1. Tronbank上线之前的测试版本合约,没有后门,但最终线上正式版存在后门;

2. TSC开发者Khanh在Tronbank测试版合约发布当天部署过一个有相同后门的合约,并且知道后门的调用方式,且在4月30日自己进行过测试。也就是说,该后门与TSC脱不了关系。

在与Tronbank团队的沟通中,开发者提到,他们是使用TSC进行编译的。(针对该言论的真实性,DappReview无法做出验证)






注:以下内容是基于现有事实依据的可能性探讨,不代表最终结论和真相,请再次传播时不要断章取义。

在第一篇文章《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中,我们曾提到过三种可能性,

可能性一:Tronbank开发者在实际部署的合约中夹杂私货放置了后门,并成功欺骗了TSC完成了另一份没有后门的代码验证。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可能性三: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根据以上掌握到的更新信息,第一种可能性被否决,因为整个事件中,TSC开发者是最早调用后门的人,并不存在不知情被欺骗的情况,而第三种可能性的概率极大地增加。

TSC集合了编译、部署、验证的一条龙服务,从理论上来说,如果开发者使用TSC进行编译并部署,期间确实有可能增加后门代码。

在事发当天5月3日,Discord上询问为什么TRX Pro的实际运行代码与验证代码不一致时,Khank的回应如下:











上午7点22分回应:我刚起床听到消息,让我来扫描一下所有(代码)

晚上9点18分回应:各位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通过了我的代码(验证)

而5月5日当Khank的地址部署过后门合约并且调用的证据出现后,在Discord网友的质疑下,Khanh的回应如下:






Mr Fahrenheit:你怎么解释你的地址对另一个合约调用过可以触发后门的交易?

Khanh:我的私钥泄露了,github的密码也泄露了

这个回应显然过于苍白,一方面人们质疑如果私钥泄露为什么官网还挂着这个地址,另一方面该地址中还有28,052 TRX (价值约4400RMB)没有被转走。






此时此刻根据已有的信息进行客观的分析,存在的可能性(注意,此处仅讨论可能性,即便该可能性极低,真相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依旧有以下几种:

可能性一: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以上的两种可能性中,目前的证据对于而言偏向于第二种可能性,Tronbank团队目前正在多次与Khanh沟通,并将部分对话截图贴出,Tronbank团队坚持没有放置任何的后门,而是指向TSC是真正放置后门的元凶。目前虽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显示后门是由Khanh放置,但是TSC和Khanh自身与后门已经脱不了干系。

可能性三:Khanh的github账号被盗,地址私钥泄露,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关于这一点依照现有的证据,可能性较低,Khanh的回应含糊其辞,也并没有提供账户被盗的证据(比如github关联邮箱提示不安全登录、密码被修改等辅助信息)

至此 最终的谜题仍未解开

这一场年度大戏尚未落下帷幕

更多的证据仍待挖掘


wojak的财富密码


整个事件中,wojak的那一笔神奇的交易依旧是关注本次事件的群众口中一直谈论的话题。究竟是什么样的奇技淫巧能让自动执行的代码找到后门,并且触发后门?

在DappReview与wojak的对话中,给出了答案:






wojak的灵感来自于2018年8月的一篇论文《TEETHER: Gnawing at Ethereum to Automatically Exploit Smart Contracts》

该论文主要讲了什么呢?

    基于底层的EVM指令,提出了存在漏洞的智能合约的一种广义定义;
    提出了TEETHER工具,该工具能够对于智能合约的字节码进行自动化的漏洞识别并生成相应的漏洞利用代码;
    对于以太坊区块链中部署的38,757个智能合约进行了大规模的漏洞分析,其中TEETHER工具发现了815个合约中的漏洞,整个过程完全自动化。


用一个不恰当但是通俗的比喻来说:TEETHER工具就是一台能自动从智能合约找漏洞并且提款的ATM机。

wojak基于这篇文章做了什么事情?






1. 把TEETHER工具针对波场虚拟机做了适配

2. 收集波场上所有智能合约

3. 对所有的合约执行TEETHER工具来分析

4. 找到可能的套利机会 比如从合约A中以X的价格购买某Token,然后在合约B中以Y价格卖出(Y大于X),整个流程都是自动化执行而且合法

5. 工具会产生一系列可能产生收益的交易列表

6. 脚本自动执行并出发这些交易

本质上,那一笔神奇的交易就是这样自动触发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至于wojak本身的行为是否可以定义为“黑客”,或者“违法”,此处暂且不展开深究。


有兴趣研究这篇“财富密码”的请看:

https://publications.cispa.saarland/2612/1/main.pdf

截至发稿,Tronbank已经宣布完成了链上投资数据的收集,统计完成后将按照原计划发放赔付TRX。此外,TSC开发者Khanh已经关闭了个人Twitter和Facebook。 查看全部
tronbank.jpg


导读:随着新一天的调查,更多证据被各方挖掘出来,本次事件的真相正在逐渐浮出水面,戏剧化程度堪比一场年度大戏。文末还附上了wojak的财富密码。没有读过上一篇文章的读者,请先移步阅读本次事件第一集 《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注:以下调查的信息收集全部来自于Discord频道Scam Watch、Telegram群“TronBank抱团维权”,以及DappReview与关联人的聊天记录。



 
wojak反悔退款
 

自从5月3日晚上9点wojak出现并贴出一份退款对比名单之后,再次从Discord消失,在此期间很多人开始给wojak打上Scammer(骗子)的标签,并认为“他不会退款,可能已经开上兰博基尼去度假了”,诸如此类言论不绝于耳。

201905061152261.jpg


5月5日中午12点

wojak再次现身,声称“我投入了8个小时写工具来给所有人退款,等我写完代码回来发现大家都在把我想象成是一个骗子,而没有意识到Tronbank才是放置后门坑了你们的人。你们原本会因此损失所有的投资。但在看到你们把我当成骗子而不是开发者后,我认为我没有任何理由把TRX退还给你们”

此番言论遭到众人反驳,wojak坚持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并不违法(illegal),自己也不是小偷,只是发起了一笔交易调用了智能合约,并且遵守了智能合约的规则。此后,wojak再也没有表示过退款的可能性,而是让所有人去找Tronbank进行索赔。


证据开始指向TSC开发者Khanh
 

5月5日中午12点

在真相依旧处于众说纷纭的迷雾之中时,telegram中某开发者(要求匿名)发现了一条关键证据,进而扭转了整个调查的方向,把更多的信息带出水面。

201905061152272.jpg


TTX5N2wxLeyWBSNE6UeaBjCFZbpa2FH6jr 该地址于4月28日部署了一个与事发TRX Pro合约有同样后门的“测试合约”(合约地址为 TYZ4oPdPmwZS9xTUXhnFtQkPFFTi2iAydz),并在4月30日对后门进行了测试。

201905061152273.jpg


如上图所示,TTX5N**该地址用同样的方式发送了0.011911 TRX调用withdraw函数,触发后门,提走自己事先存入的约100 TRX。

也就是说,在被盗时间(5月3日凌晨4点)约4天之前,竟然已经有人熟知此后门以及其调用方式。当我们去反编译该测试合约并与TRX Pro被盗合约对比时,不难发现:

201905061152274.jpg


反编译工具:

https://www.trustlook.com/products/smartcontractguardian

这两段代码的后门部分完全一致!

而且更为神奇的是,“测试合约”的部署时间比项目方部署的正式合约竟然早了5小时23分钟。

毫无疑问,TTX5N** 地址与本次后门事件必定脱不了关系。

而该地址的所有者是谁呢?

打开TSC的网站https://tronsmartcontract.space,点击About Us

201905061152275.jpg


这正是TSC的开发者Khanh所拥有的地址

至此,Discord和tg群各路开发者开始梳理Khanh地址以及Tronbank开发者地址的合约部署、调用信息,梳理出以下时间线。


惊人的时间线


201905061152286.jpg


以上为Discord频道中梳理的时间线(均为UTC时间),下面我们按照北京时间进行更细节的梳理。

4/28/2019 4:07 PM

TronBank开发者部署了TRX Pro的测试合约,该合约中通过反编译并没有发现后门,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AWLPqFn33U7iaAfP6cXRdJXcBUc1ewCRJ

4/28/2019 5:35 PM

仅在一个半小时后,由TSC开发者Khanh所拥有的地址TTX5N**部署了上文提到的“测试合约”,该合约中存在后门代码,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YZ4oPdPmwZS9xTUXhnFtQkPFFTi2iAydz

4/28/2019 10:48 AM

Tronbank开发者了部署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该合约即被盗合约,其中有后门代码,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W9AE7u5QADp2uej9xdaNVTYtqsRuJZNxJ

4/28/2019 11:00 PM

在12分钟之后,TSC开发者Khanh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并发送0.011011来测试后门。该笔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d6d89713ebdb98402ddfd1d454be394a5521c83b7d385ce2c394924a2b923c89

4/30/2019 10:12 AM

TSC开发者Khanh调用自己在4/28/2019 5:35 PM 部署的存在后门的“测试合约”,触发后门,并取走自己充进去的100 TRX,该笔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87bf173c126c4873ad333c02d4e352bacda9bfaae4d91d0bce156eb64bd5219f

5/3/2019 4:11 AM

wojak 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withdraw函数,第一笔转入了0.000123,并没有任何效果,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aabfc7b6cedb2e8ce055c7fdc7a62df558213c63a33092293886b0e4b58277e5

5/3/2019 4:12 AM

1分钟后,wojak 再次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withdraw函数,转入0.011911,成功触发后门,提走合约余额2673万TRX,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e26666a806e24697fd049e60cf83cf412f58d85cdb0493c014cef0d29d8bdc2e

根据以上信息,可以归纳出两个事实:

1. Tronbank上线之前的测试版本合约,没有后门,但最终线上正式版存在后门;

2. TSC开发者Khanh在Tronbank测试版合约发布当天部署过一个有相同后门的合约,并且知道后门的调用方式,且在4月30日自己进行过测试。也就是说,该后门与TSC脱不了关系。

在与Tronbank团队的沟通中,开发者提到,他们是使用TSC进行编译的。(针对该言论的真实性,DappReview无法做出验证)

201905061152287.jpg


注:以下内容是基于现有事实依据的可能性探讨,不代表最终结论和真相,请再次传播时不要断章取义。

在第一篇文章《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中,我们曾提到过三种可能性,

可能性一:Tronbank开发者在实际部署的合约中夹杂私货放置了后门,并成功欺骗了TSC完成了另一份没有后门的代码验证。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可能性三: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根据以上掌握到的更新信息,第一种可能性被否决,因为整个事件中,TSC开发者是最早调用后门的人,并不存在不知情被欺骗的情况,而第三种可能性的概率极大地增加。

TSC集合了编译、部署、验证的一条龙服务,从理论上来说,如果开发者使用TSC进行编译并部署,期间确实有可能增加后门代码。

在事发当天5月3日,Discord上询问为什么TRX Pro的实际运行代码与验证代码不一致时,Khank的回应如下:

201905061152288.jpg


201905061152289.jpg


上午7点22分回应:我刚起床听到消息,让我来扫描一下所有(代码)

晚上9点18分回应:各位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通过了我的代码(验证)

而5月5日当Khank的地址部署过后门合约并且调用的证据出现后,在Discord网友的质疑下,Khanh的回应如下:

2019050611522810.jpg


Mr Fahrenheit:你怎么解释你的地址对另一个合约调用过可以触发后门的交易?

Khanh:我的私钥泄露了,github的密码也泄露了

这个回应显然过于苍白,一方面人们质疑如果私钥泄露为什么官网还挂着这个地址,另一方面该地址中还有28,052 TRX (价值约4400RMB)没有被转走。

2019050611522911.jpg


此时此刻根据已有的信息进行客观的分析,存在的可能性(注意,此处仅讨论可能性,即便该可能性极低,真相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依旧有以下几种:

可能性一: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以上的两种可能性中,目前的证据对于而言偏向于第二种可能性,Tronbank团队目前正在多次与Khanh沟通,并将部分对话截图贴出,Tronbank团队坚持没有放置任何的后门,而是指向TSC是真正放置后门的元凶。目前虽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显示后门是由Khanh放置,但是TSC和Khanh自身与后门已经脱不了干系。

可能性三:Khanh的github账号被盗,地址私钥泄露,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关于这一点依照现有的证据,可能性较低,Khanh的回应含糊其辞,也并没有提供账户被盗的证据(比如github关联邮箱提示不安全登录、密码被修改等辅助信息)

至此 最终的谜题仍未解开

这一场年度大戏尚未落下帷幕

更多的证据仍待挖掘


wojak的财富密码


整个事件中,wojak的那一笔神奇的交易依旧是关注本次事件的群众口中一直谈论的话题。究竟是什么样的奇技淫巧能让自动执行的代码找到后门,并且触发后门?

在DappReview与wojak的对话中,给出了答案:

2019050611522912.jpg


wojak的灵感来自于2018年8月的一篇论文《TEETHER: Gnawing at Ethereum to Automatically Exploit Smart Contracts》

该论文主要讲了什么呢?


    基于底层的EVM指令,提出了存在漏洞的智能合约的一种广义定义;
    提出了TEETHER工具,该工具能够对于智能合约的字节码进行自动化的漏洞识别并生成相应的漏洞利用代码;
    对于以太坊区块链中部署的38,757个智能合约进行了大规模的漏洞分析,其中TEETHER工具发现了815个合约中的漏洞,整个过程完全自动化。



用一个不恰当但是通俗的比喻来说:TEETHER工具就是一台能自动从智能合约找漏洞并且提款的ATM机。

wojak基于这篇文章做了什么事情?

2019050611522913.jpg


1. 把TEETHER工具针对波场虚拟机做了适配

2. 收集波场上所有智能合约

3. 对所有的合约执行TEETHER工具来分析

4. 找到可能的套利机会 比如从合约A中以X的价格购买某Token,然后在合约B中以Y价格卖出(Y大于X),整个流程都是自动化执行而且合法

5. 工具会产生一系列可能产生收益的交易列表

6. 脚本自动执行并出发这些交易

本质上,那一笔神奇的交易就是这样自动触发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至于wojak本身的行为是否可以定义为“黑客”,或者“违法”,此处暂且不展开深究。


有兴趣研究这篇“财富密码”的请看:

https://publications.cispa.saarland/2612/1/main.pdf

截至发稿,Tronbank已经宣布完成了链上投资数据的收集,统计完成后将按照原计划发放赔付TRX。此外,TSC开发者Khanh已经关闭了个人Twitter和Facebook。

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特写dappreview 发表了文章 • 2019-05-06 13:47 • 来自相关话题

导读:此次TronBank合约被盗事件再次印证了一个简单到令人发指的常识——所谓智能合约的开源并不能等同于“无条件的安全”,而且粗糙的去中心化机制可能存在被利用的中心化黑幕可能。在目前这个混沌无序的市场环境中,作为一个成熟的“韭菜”,请不要再轻易相信任何口头上的去中心化承诺。



北京时间5月3日凌晨4点12分,一笔神奇的合约调用转走了TronBank合约中的2673万TRX(价值427万RMB),合约余额归零。






仅仅在20多天前,Tronbank团队的第二个游戏BTTBank在发布3小时内即被黑客用假币攻击并盗走数千万BTT(并非1.8亿BTT),事隔不到一个月,第三款游戏TRX Pro于4月29日20点正式上线,几天时间之内,合约余额已经突破2500万TRX。

这是否是TRON生态上的Dapp又一次被黑客盯上并成功洗劫一空?






而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切

更让所有人始料未及

 
偶然触发的Bug?
 

合约余额归零后,项目方telegram群里面骗局和黑客的质疑声不绝于耳,DappReview和小伙伴们开始着手研究到底发生了什么。"黑客"的地址为THeRTTCvN4SHEVYNqcLVLNGGVsWLR4smyH,利用DappReview的玩家数据查看工具,可以看到该地址的所有者像是一个正常的Dapp玩家,从今年1月到5月该玩家涉猎过数十个Dapp,其中TronGoo是他玩过最多的游戏,从TronGoo官方排行榜可以看到他就是排名第二的大户玩家。





数据来源 https://player.dapp.review/

发生被盗事件约2个小时之后,在一个名为Scam Watch(骗局观察)的Discord频道中,调走这一笔2673万TRX的地址THeRTT**拥有者wojak现身了。






根据wojak的说法,他写了个脚本在分析波场虚拟机字节码,批量扫描合约并发起交易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赚到钱的方法,结果偶然之中命中了Tronbank合约的bug。一开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笔钱是从Tronbank打过来的。

社区里部分人建议wojak把钱还给Tronbank开发者,而wojak认为这不是他的问题,开发者应该自己写测试例子,做审计以及至少跑一些形式化验证(很显然他们啥都没干),他愿意把这笔钱原封不动还给Tronbank的每一个投资者,而不是项目方的开发者。

wojak要求参与了Tronbank的投资者发给他投资的交易hash值以及自己的地址,他将写一个脚本进行验证,并承诺退款给有损失的Tronbank投资人。

 
刻意埋藏的后门?
 

随着调查的深入,那一笔触发Bug的交易被放回桌面上被仔细的剖析。我们再来看一下:






注意到,该笔交易调用的是合约里withdraw函数,发送的金额为0.011911 TRX,要注意在Tronbank正常的业务逻辑下,调用withdraw函数是不应该发送任何TRX的,金额应该为0. 这一点在源代码中就可以验证。

像Tronbank这样资金盘属性的Dapp,往往都会把代码开源让合约和逻辑变得透明可信来吸引投资人,在网站最明显的位置,也标明了通过第三方验证工具tronsmartcontract.space(以下简称TSC)进行合约代码验证后的代码信息。











           
从TSC点开源代码之后,找到withdraw函数,函数第一行会先调用_withdraw()来取得可以提取的TRX金额,在_withdraw()函数的第一行我们可以看到:

require(msg.value == 0, "wrong trx amount"); 

这一行代码的意思是要求该笔交易发送的TRX金额必须为零,否则无法继续执行,交易会被REVERT。

也就是说,按照开源代码的逻辑,那一笔触发Bug的交易根本不可能发生。

现实变成了,TRX Pro的合约实际执行逻辑和所谓“开源”的代码逻辑并不一致。

这里补充说明一下,所谓的代码认证过程是这样:

1. 开发者在主网发布合约

2. 开发者在TSC上传代码,选择编译版本,编译为bytecodes,

3. TSC把步骤2中的bytecodes和步骤1中发布合约的bytecodes做匹配,匹配成功,则认证通过,理论上多或者少一个空格都不行

进一步深扒,从tronscan上找到TRX Pro合约的bytecodes,用反编译工具进行处理得到:






反编译工具:

https://www.trustlook.com/products/smartcontractguardian

在withdraw函数中,多了一个判断 else if ((0x2E87 == msg.value)),如果满足条件,那么就会把合约的余额全部转给交易发起者!我们把16进制的数字0x2E87转换成10进制,也就是11911,要知道TRX的精度为6位,11911所对应的TRX金额就是0.011911 TRX... 而这一部分判断在TSC的开源代码中是不存在的,看起来就像是是一个被藏起来没有公布的后门。

用更简单的语言梳理一遍:

1. 在主网上部署的合约,通过反编译发现,调用withdraw函数时,如果发送金额等于0.011911 TRX,则会转移全部合约余额;

2. 在TSC上认证过的开源代码中,如果发送金额不为零调用withdraw函数,交易会被撤回。

那么一切就很清晰了,实际发生的与第一点完全吻合,主网的代码运行没有问题,即TronBank在主网部署的合约中存在一个可以直接提走合约余额的后门代码,而有意思的在于第二点,明明不一样的代码逻辑是如何上传后通过了TSC的认证过程?

根据已有的信息,断定“是开发者在合约之中放置后门”这个结论仍然为时过早,目前我们可以得出的客观结论只有两点:

1. TRX Pro在主网的合约中存在后门

2. TSC上认证过的代码与实际合约运行逻辑不符

注:以下内容是基于现有事实依据的可能性探讨,不代表最终结论和真相,请在传播时不要断章取义。

至于后门是谁放置的,如何放置的?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有的人认为是Tronbank开发者,有的人认为开发者的实力还不足以通过欺骗TSC验证与实际部署所不同的代码。

客观来分析存在的可能性(注意,此处仅讨论可能性,即便该可能性极低,真相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有以下几种:

可能性一:Tronbank开发者在实际部署的合约中夹杂私货放置了后门,并成功欺骗了TSC完成了另一份没有后门的代码验证。

在探讨这种可能性时,如何欺骗TSC成为了焦点,如果真的TSC的验证存在Bug,那么这意味着之前所有通过TSC认证并标榜开源的Dapp都不再可信和透明,事实上,在Discord群里,TSC的开发者Khanh承认代码已经很久没有维护并存在bug的可能性,也有其他开发者证实自己实际部署的代码和通过认证的代码可以不完全相同。

另一方面,Tronbank开发者在Telegram群中多次声称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任何的后门,有一种自证清白的方式是:官方给出部署时的源代码以及编译方式(包括编译工具以及版本),理论上任何人按照同样方式编译出来的bytecode和线上部署的TRX Pro合约应该一致。但当我们提出该质疑时,官方回复如下:






这个回复的内容如果当真,则该事件将更加戏剧化和复杂化,参考可能性三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这是在“欺骗TSC”很难成立的前提下提出的可能性,TSC最终打上验证的标签其实是中心化的行为,完全可以人为操作,但对于TSC作为一个第三方合约验证工具来说,目前尚无竞品,做这样的事情无疑严重损伤自己的品牌,串通合谋是在性价比太低。

可能性三: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这种可能性是基于“可能一”中的官方回复的一种暗示,即项目方在合约部署时确实使用的是没有后门的合约,编译工具在部署合约到主网的过程中出现了猫腻,加入了有问题的后门。但项目方目前没有提供任何的可验证信息,使用的编译工具,以及同样代码两次编译不同结果的信息。

不论如何,TronBank开发者实际部署的代码原样我们不得而知,也无法验证真伪,该事件的真相需要等待各方提供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才能被逐渐还原出来。

至少在此刻,我们还不能下定论,究竟是谁埋下了这个后门。

 
投资者的钱怎么办?
 

在以上错综复杂的信息之下,大部分玩家已经放弃了追查真相,而更关注的则是找回损失。

在承诺退款并要求蒙受损失的投资人发送交易信息之后,wojak整整失联了超过12小时,这期间wojak账户里的钱大部分被转移到了币安交易所。有人开始怀疑wojak并没有打算退钱准备捐款跑路,还有人认为这是TronBank项目方监守自盗,wojak就是项目方之一。

5月3日下午2点44分

另一边,在Tronbank的官方群里,管理员贴出的置顶消息是“TRX Pro被黑客THeRTTCvN4SHEVYNqcLVLNGGVsWLR4smyH攻击,目前开发团队正在紧急处理,将会及时在群里更新消息”






5月3日晚上9点13分






wojak再次现身,说自己花4个多小时写了脚本从链上获取到tronbank的投资数据来跟收集到的损失信息对比,其中有不少人虚报损失,甚至有完全没有参与过投资的用户也来谎报损失,仅有少数人诚实地汇报了数字。wojak也把比对信息贴了出来https://pastebin.com/raw/gMtxCw97。

5月4日下午1点24分

整整一天之后,Tronbank项目方再次发出通知,他们正在联系wojak进行退款,如果wojak在5月4日晚7点时没有任何回复,官方将提供给投资人的补偿方案。






5月4日下午3点 - 4点

针对之前所承诺的24小时内给出事件分析报告,官方将再次延期,声称将联系安全公司,TSC以及波场官方做更多的调查。同时评论到,有很多细节仍需确认,之前从未遇到类似情况,这有可能是一个精彩的故事。











5月4日晚上7点

Tronbank项目方如约公布了赔偿方案,令大部分人吃惊的是项目方没有跑路,而是承诺在24小时内收集信息,并在72小时内进行全额赔付。如果赔付照常发放,这可能是Dapp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项目方赔付。






而此次赔付通知,可以说是给投资者吃了一颗定心丸,使得大部分用户打消了“后门是由开发者留下”的疑虑。但在真相露出水面之前,DappReview依旧保留质疑的态度,等待项目方公开更多的调查报告。

 
结语
 

原本看起来是一起常见的黑客攻击事件,却喜剧般演化成一场罗生门。究竟是开发者留后门,巧被程序员打开,还是如项目方所说有更底层的问题存在?除了当局者本身,无人知晓。

投资者们对于去中心化的信任(TSC提供的代码认证)崩塌,寄托于中心化的信任(起初是wojak的承诺,后来是Tronbank的赔付公告)。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讲最终的真相可能并不是“去中心化的锅”,但对于普通用户而言,很难区分其中差异,大部分用户的认知只能停留在“智能合约为什么开源了明明没有问题还被黑了?”

在本次事件中,虽然Tronbank承诺赔付投资人受损的利益,但受伤的无疑是波场的整个Dapp生态,基于TSC认证的开源代码所产生的信任和背书已经毫无价值,在波场官方出来验证工具之前,DappReview建议各位Dapp玩家不要轻信项目方所谓代码开源言论。

此外,截至到发稿,wojak尚未再次露面,也未将资金退还给任何投资人。
 
 
续集: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 第二集 查看全部
tronbank.jpg


导读:此次TronBank合约被盗事件再次印证了一个简单到令人发指的常识——所谓智能合约的开源并不能等同于“无条件的安全”,而且粗糙的去中心化机制可能存在被利用的中心化黑幕可能。在目前这个混沌无序的市场环境中,作为一个成熟的“韭菜”,请不要再轻易相信任何口头上的去中心化承诺。




北京时间5月3日凌晨4点12分,一笔神奇的合约调用转走了TronBank合约中的2673万TRX(价值427万RMB),合约余额归零。

201905050745301.jpg


仅仅在20多天前,Tronbank团队的第二个游戏BTTBank在发布3小时内即被黑客用假币攻击并盗走数千万BTT(并非1.8亿BTT),事隔不到一个月,第三款游戏TRX Pro于4月29日20点正式上线,几天时间之内,合约余额已经突破2500万TRX。

这是否是TRON生态上的Dapp又一次被黑客盯上并成功洗劫一空?

201905050745302.jpg


而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切

更让所有人始料未及

 
偶然触发的Bug?
 

合约余额归零后,项目方telegram群里面骗局和黑客的质疑声不绝于耳,DappReview和小伙伴们开始着手研究到底发生了什么。"黑客"的地址为THeRTTCvN4SHEVYNqcLVLNGGVsWLR4smyH,利用DappReview的玩家数据查看工具,可以看到该地址的所有者像是一个正常的Dapp玩家,从今年1月到5月该玩家涉猎过数十个Dapp,其中TronGoo是他玩过最多的游戏,从TronGoo官方排行榜可以看到他就是排名第二的大户玩家。

201905050745303.jpg

数据来源 https://player.dapp.review/

发生被盗事件约2个小时之后,在一个名为Scam Watch(骗局观察)的Discord频道中,调走这一笔2673万TRX的地址THeRTT**拥有者wojak现身了。

201905050745304.jpg


根据wojak的说法,他写了个脚本在分析波场虚拟机字节码,批量扫描合约并发起交易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赚到钱的方法,结果偶然之中命中了Tronbank合约的bug。一开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笔钱是从Tronbank打过来的。

社区里部分人建议wojak把钱还给Tronbank开发者,而wojak认为这不是他的问题,开发者应该自己写测试例子,做审计以及至少跑一些形式化验证(很显然他们啥都没干),他愿意把这笔钱原封不动还给Tronbank的每一个投资者,而不是项目方的开发者。

wojak要求参与了Tronbank的投资者发给他投资的交易hash值以及自己的地址,他将写一个脚本进行验证,并承诺退款给有损失的Tronbank投资人。

 
刻意埋藏的后门?
 

随着调查的深入,那一笔触发Bug的交易被放回桌面上被仔细的剖析。我们再来看一下:

201905050745301.jpg


注意到,该笔交易调用的是合约里withdraw函数,发送的金额为0.011911 TRX,要注意在Tronbank正常的业务逻辑下,调用withdraw函数是不应该发送任何TRX的,金额应该为0. 这一点在源代码中就可以验证。

像Tronbank这样资金盘属性的Dapp,往往都会把代码开源让合约和逻辑变得透明可信来吸引投资人,在网站最明显的位置,也标明了通过第三方验证工具tronsmartcontract.space(以下简称TSC)进行合约代码验证后的代码信息。

201905050745316.jpg


201905050745317.jpg


           
从TSC点开源代码之后,找到withdraw函数,函数第一行会先调用_withdraw()来取得可以提取的TRX金额,在_withdraw()函数的第一行我们可以看到:

require(msg.value == 0, "wrong trx amount"); 

这一行代码的意思是要求该笔交易发送的TRX金额必须为零,否则无法继续执行,交易会被REVERT。

也就是说,按照开源代码的逻辑,那一笔触发Bug的交易根本不可能发生。

现实变成了,TRX Pro的合约实际执行逻辑和所谓“开源”的代码逻辑并不一致。

这里补充说明一下,所谓的代码认证过程是这样:

1. 开发者在主网发布合约

2. 开发者在TSC上传代码,选择编译版本,编译为bytecodes,

3. TSC把步骤2中的bytecodes和步骤1中发布合约的bytecodes做匹配,匹配成功,则认证通过,理论上多或者少一个空格都不行

进一步深扒,从tronscan上找到TRX Pro合约的bytecodes,用反编译工具进行处理得到:

201905050745318.jpg


反编译工具:

https://www.trustlook.com/products/smartcontractguardian

在withdraw函数中,多了一个判断 else if ((0x2E87 == msg.value)),如果满足条件,那么就会把合约的余额全部转给交易发起者!我们把16进制的数字0x2E87转换成10进制,也就是11911,要知道TRX的精度为6位,11911所对应的TRX金额就是0.011911 TRX... 而这一部分判断在TSC的开源代码中是不存在的,看起来就像是是一个被藏起来没有公布的后门。

用更简单的语言梳理一遍:

1. 在主网上部署的合约,通过反编译发现,调用withdraw函数时,如果发送金额等于0.011911 TRX,则会转移全部合约余额;

2. 在TSC上认证过的开源代码中,如果发送金额不为零调用withdraw函数,交易会被撤回。

那么一切就很清晰了,实际发生的与第一点完全吻合,主网的代码运行没有问题,即TronBank在主网部署的合约中存在一个可以直接提走合约余额的后门代码,而有意思的在于第二点,明明不一样的代码逻辑是如何上传后通过了TSC的认证过程?

根据已有的信息,断定“是开发者在合约之中放置后门”这个结论仍然为时过早,目前我们可以得出的客观结论只有两点:

1. TRX Pro在主网的合约中存在后门

2. TSC上认证过的代码与实际合约运行逻辑不符

注:以下内容是基于现有事实依据的可能性探讨,不代表最终结论和真相,请在传播时不要断章取义。

至于后门是谁放置的,如何放置的?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有的人认为是Tronbank开发者,有的人认为开发者的实力还不足以通过欺骗TSC验证与实际部署所不同的代码。

客观来分析存在的可能性(注意,此处仅讨论可能性,即便该可能性极低,真相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有以下几种:

可能性一:Tronbank开发者在实际部署的合约中夹杂私货放置了后门,并成功欺骗了TSC完成了另一份没有后门的代码验证。

在探讨这种可能性时,如何欺骗TSC成为了焦点,如果真的TSC的验证存在Bug,那么这意味着之前所有通过TSC认证并标榜开源的Dapp都不再可信和透明,事实上,在Discord群里,TSC的开发者Khanh承认代码已经很久没有维护并存在bug的可能性,也有其他开发者证实自己实际部署的代码和通过认证的代码可以不完全相同。

另一方面,Tronbank开发者在Telegram群中多次声称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任何的后门,有一种自证清白的方式是:官方给出部署时的源代码以及编译方式(包括编译工具以及版本),理论上任何人按照同样方式编译出来的bytecode和线上部署的TRX Pro合约应该一致。但当我们提出该质疑时,官方回复如下:

201905050745329.jpg


这个回复的内容如果当真,则该事件将更加戏剧化和复杂化,参考可能性三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这是在“欺骗TSC”很难成立的前提下提出的可能性,TSC最终打上验证的标签其实是中心化的行为,完全可以人为操作,但对于TSC作为一个第三方合约验证工具来说,目前尚无竞品,做这样的事情无疑严重损伤自己的品牌,串通合谋是在性价比太低。

可能性三: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这种可能性是基于“可能一”中的官方回复的一种暗示,即项目方在合约部署时确实使用的是没有后门的合约,编译工具在部署合约到主网的过程中出现了猫腻,加入了有问题的后门。但项目方目前没有提供任何的可验证信息,使用的编译工具,以及同样代码两次编译不同结果的信息。

不论如何,TronBank开发者实际部署的代码原样我们不得而知,也无法验证真伪,该事件的真相需要等待各方提供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才能被逐渐还原出来。

至少在此刻,我们还不能下定论,究竟是谁埋下了这个后门。

 
投资者的钱怎么办?
 

在以上错综复杂的信息之下,大部分玩家已经放弃了追查真相,而更关注的则是找回损失。

在承诺退款并要求蒙受损失的投资人发送交易信息之后,wojak整整失联了超过12小时,这期间wojak账户里的钱大部分被转移到了币安交易所。有人开始怀疑wojak并没有打算退钱准备捐款跑路,还有人认为这是TronBank项目方监守自盗,wojak就是项目方之一。

5月3日下午2点44分

另一边,在Tronbank的官方群里,管理员贴出的置顶消息是“TRX Pro被黑客THeRTTCvN4SHEVYNqcLVLNGGVsWLR4smyH攻击,目前开发团队正在紧急处理,将会及时在群里更新消息”

2019050507453210.jpg


5月3日晚上9点13分

2019050507453211.jpg


wojak再次现身,说自己花4个多小时写了脚本从链上获取到tronbank的投资数据来跟收集到的损失信息对比,其中有不少人虚报损失,甚至有完全没有参与过投资的用户也来谎报损失,仅有少数人诚实地汇报了数字。wojak也把比对信息贴了出来https://pastebin.com/raw/gMtxCw97。

5月4日下午1点24分

整整一天之后,Tronbank项目方再次发出通知,他们正在联系wojak进行退款,如果wojak在5月4日晚7点时没有任何回复,官方将提供给投资人的补偿方案。

2019050507453212.jpg


5月4日下午3点 - 4点

针对之前所承诺的24小时内给出事件分析报告,官方将再次延期,声称将联系安全公司,TSC以及波场官方做更多的调查。同时评论到,有很多细节仍需确认,之前从未遇到类似情况,这有可能是一个精彩的故事。

2019050507453213.jpg


2019050507453314.jpg


5月4日晚上7点

Tronbank项目方如约公布了赔偿方案,令大部分人吃惊的是项目方没有跑路,而是承诺在24小时内收集信息,并在72小时内进行全额赔付。如果赔付照常发放,这可能是Dapp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项目方赔付。

2019050507453315.jpg


而此次赔付通知,可以说是给投资者吃了一颗定心丸,使得大部分用户打消了“后门是由开发者留下”的疑虑。但在真相露出水面之前,DappReview依旧保留质疑的态度,等待项目方公开更多的调查报告。

 
结语
 

原本看起来是一起常见的黑客攻击事件,却喜剧般演化成一场罗生门。究竟是开发者留后门,巧被程序员打开,还是如项目方所说有更底层的问题存在?除了当局者本身,无人知晓。

投资者们对于去中心化的信任(TSC提供的代码认证)崩塌,寄托于中心化的信任(起初是wojak的承诺,后来是Tronbank的赔付公告)。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讲最终的真相可能并不是“去中心化的锅”,但对于普通用户而言,很难区分其中差异,大部分用户的认知只能停留在“智能合约为什么开源了明明没有问题还被黑了?”

在本次事件中,虽然Tronbank承诺赔付投资人受损的利益,但受伤的无疑是波场的整个Dapp生态,基于TSC认证的开源代码所产生的信任和背书已经毫无价值,在波场官方出来验证工具之前,DappReview建议各位Dapp玩家不要轻信项目方所谓代码开源言论。

此外,截至到发稿,wojak尚未再次露面,也未将资金退还给任何投资人。
 
 
续集: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 第二集

论一个单日7.2亿流水Dapp的倒下

项目dappreview 发表了文章 • 2019-04-08 17:05 • 来自相关话题

DappReview仅以第三方研究机构的角度剖析Dapp的数据和发展历程,不做为任何投资及投机的参考依据

导语: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一个打破Dapp交易额纪录的游戏、一个团队无比自信的游戏——888TRON和TronCrush——用生命演奏了一曲“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开发者悲歌。虽然他们在国内没有掀起太大波澜,但这两款游戏分别对应着一个典型问题,前者的背后,是大户之间在非零和博弈中的囚徒困境;后者则暴露了开发者的技术缺陷和对金融市场的夜郎自大。有些悲剧本可避免,后来者应引以为戒。


 
Dapp单日交易额的巅峰 - 888TRON
 

有一个名为888TRON的Dapp,在春节前后上线,整个二月里表现平平,没有太过亮眼的成绩,时间到了三月初,大量的玩家和资金慢慢涌入,交易额和分红池呈指数式爆炸增长,该Dapp每48小时进行一次分红,下面是3月份的几次分红数据截图。






从3月10号的1300万 TRX到3月16日达到Dapp历史上最高分红的2.56亿 TRX分红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翻译成更加容易理解的数字,3月15-16日的48小时里,该游戏分给玩家约 5000万人民币价值的TRX。

而这一切在3月16日之后怦然崩盘,下图是888TRON交易数据,在3月16日达到峰值单日36亿TRX流水(约7.2亿RMB,也是Dapp历史上最高值)之后遭遇断崖式崩盘,目前游戏已经凉凉,仍有少量(被套牢的)“信仰者”还在苦苦坚持。






从爆发到崩盘,DappReview来讲一下前世今生。

888TRON在3月初的爆发主要是以下两个原因的综合作用:

1.高House edge高分红:大部分Dice类游戏的House Edge平均在1.5%左右,888TRON的House Edge相当之高,达到了3.5%,也就是说在同样交易流水的情况下,888能够给玩家的分红是其他类Dapp的2.3倍,虽然挖矿成本随之攀高,但从用户角度,高分红的吸眼球能力不言而喻。

2.Dapp真空期Smart Money涌入:现在Dapp的圈子就像股票二级市场的一个缩影,投机者需要一个可以炒作和投机的标的。在二月的春节期间,Dapp市场相对平稳,没有什么特别的亮点项目以及创新模式,TRON生态中的老大哥TRONbet的暴利期早已是历史,已经成功的完成了从挖矿模式软着陆成为平台币的转型。部分矿工带着Smart Money在寻找下一个标的,标的选择的标准不外乎:A还在早期,B分红喜人,C技术到位。作为基本满足以上条件的标的,888顺理成章地进入了Smart Money的雷达范围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888的交易额和分红在3月初开始低调增长,逐渐进入越来越多用户的视野,“48小时分红即能回本25%”很快传遍了TRON Dapp用户的圈子。大量用户开始涌入投机,一切开始爆炸式增长。

爬得越高,跌的越痛,3月14日分红高达8000万TRX之后,888TRON的社群中破亿分红的叫嚣声不绝于耳。在疯狂挖矿的背后一颗定时炸弹早已埋好,在北京时间3月16日晚8点,2.56亿分红分给了2000万个888Token,平均一个Token获得12.8个TRX,Smart Money早已已做好大撤退的准备:






巨量卖盘将888 Token价格从30+砸到15 TRX以下,自此888TRON一路阴跌,直到今天稳定在4TRX左右。

888的挖矿成本在当时约30TRX左右,如果二级市场价格远低于挖矿价格,理性的玩家如果想持有888 Token一定是从二级市场购买,而不是以更高的成本去挖矿获取,这样一来挖矿用户减少,给分红池贡献的用户减少,分红降低,代币的价值大打折扣,如此恶性循环,代币价格自然进一步降低,游戏不可避免的凉凉。

那么为什么Smart Money要在天量分红之后砸盘?几个关键原因:

交易所提供流动性:这句话听起来是废话,但实际上,888TRON并没有上币的打算,Kiwi交易所(去中心化交易所)率先在3月13号强行上币,给了用户一个交易的场所。而大多数挖矿代币其实并不希望在让早期获利用户快速的卖掉筹码离场,锁住代币的流动性等更好的保证大多数持币者的利益,没有二级市场价格的干预让挖矿本身为代币定价。

没有代币解冻时间:这是888项目方最愚蠢的设计。在大部分挖矿游戏中,玩家需要冻结代币才能获得分红,如果需要解冻大多设置了24小时的解冻时间,也就是说分红结束后,需要等待24小时之后才能拿到代币进行操作,在以往的例子中,这个设计使得玩家不能再分红后立刻出售代币,在这24小时之内,如果分红池足够有人,持币者可能会选择不解冻继续冻结吃下一轮的分红,能够有效的降低用户的离场意愿。而888并没有这个限制,用户可以随时冻结随时解冻。

那么有意思的事情就来了,在3月16日的分红之前,已经可以看到分红池能够以一个888Token分得12.8个TRX,另一部分Smart Money发现了这里的套利空间,在分红前以30左右的价格购买888代币,吃分红,立刻解冻代币,交易所卖掉,那么只要卖出的价格大于18.2,那么收益为正,套利成功。事实上,对比同时间Ante的币价,我们认为有不少Ante的持币者卖掉Ante来套利,套利完成后,再买回Ante。见下图:






市场资金规模触达天花板:对于挖矿类代币,每一次的分红如果要超过之前的一次,则需要更多的入场资金,在3月15日-3月16日两天的流水总计78亿TRX,按照House Edge 3.5%,总共锁住了2.7亿TRX的资金在分红池合约之中,而市场上的Dapp玩家容量有限,2.7亿TRX的资金规模已经触达了Dapp玩家可用资金的天花板,下一次的分红大概率不可能超过这样一个天量金额。这一点大户最心知肚明,因为他们最清楚自己打出了多少子弹。

大户的囚徒困境:在理解了上述三层逻辑的基础上,对于大户们来说,分红日就面临了砸盘还是不砸的囚徒困境:有套利盘去交易所砸盘;下一次分红大概率不会比这一次更高;Smart Money已经通过过去四次分红回本,代币0成本。

在收益见顶、看空预期的加持下,大户A不知道大户B会不会砸盘,你要是砸了,我还持有的话那我就完了。那么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砸”。

只有砸。

才能局部利益最大化。







值得一提的是,DappReview在3月13日与888TRON的沟通邮件中已经提醒了“没有代币解冻时间”的问题,然而项目方并没有做出任何改变。直到代币被砸盘到10 TRX之下,大部分用户流失之后,才在telegram里面进行投票关于代币解冻时间的提议,但一切都晚了。

下面在讲下另一个案例。

 
虎头蛇尾的TronCrush
 

这是一个上线前被大量TRON Dapp KOL宣传力推的项目,在第一次分红之前,被Kiwi进行上币交易,其无奈之下,主动联系TRON生态下头部的去中心化交易所Trontrade进行上币。






之前由于做足了预热,3月26号首日挖矿流水惊人的突破了12亿TRX,由于挖矿的狂热,该项目方多次暂停游戏进行维护,27-28日的交易量受此影响有所下滑,来到第一个分红日29号12点前夕。TronTrade突然暂停了代币TCC的交易,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TronCrush官方声称似乎代币TCC的智能合约存在bug,正在检查中,但是尚未暂停游戏。






与此同时,没有暂停交易的Kiwi上出现了巨量卖单砸盘。价格从6-7左右一直砸到2以下,按理说本次分红已经接近1:2.8,如果以2.8TRX以下的价格购买TCC,立即冻结,首次分红便可以回本。市场上的巨量低价卖单必然有猫腻,后来根据多方消息验证,发现TCC代币合约存在致命漏洞,在Transfer函数中并没有判断是否给自己转账,这使得如果你手里有100TCC,给自己转账50个,你会拥有150个TCC。也就是可以无限零成本进行造币。





存在致命bug的Transfer函数


注:除了Transfer函数的bug,该合约所有的运算都没有使用SafeMath,旧代币TCC和新代币TCT的合约代码可以在项目方的一个Github仓库查看——https://github.com/TronCrush


该Bug最早由TronTrade群中某热心网友发现,并告知TronTrade团队,TronTrade立即暂停代币交易并通知TronCrush项目方,然而项目方既没有及时暂停游戏,也没有及时联系Kiwi停止交易。造币者凭空创造了超过15w个TCC代币,在Kiwidex上疯狂抛售。

在此之后,游戏暂停,开发者更换了新的代币合约TCT,并按照之前TCC的冻结余额空投给用户新的代币。但这一切也都晚了,在这一系列事件之后,大多数用户丧失了信心选择割肉出局。游戏仅仅在一周之内,宣告凉凉。






在27号下午TCC的交易对在Kiwi上开通之时,DappReview提醒了开发者这么早上交易所代币价格在第一次分红会被砸到4以下,但开发者迷之自信,认为自己的游戏不需要太担心交易量。

目前该游戏每天交易额约300万TRX,是峰值时的0.25%,日活跃用户仅剩100余人。

 
结语
 

以上两个案例,除了技术问题和游戏的机制设计之外,更本质的暴露出了项目方对于市场的无知。目前的Dapp大多带有金融属性,而金融的本质是信息不对称,Smart Money并不在乎你的产品逻辑和游戏机制,在乎的是如何利用信息不对称赚取超额收益,如果开发者不懂市场,也不敬畏市场,还去开发金融属性的游戏,“市场先生”分分钟教你做人。 查看全部
201904081415201.jpg

DappReview仅以第三方研究机构的角度剖析Dapp的数据和发展历程,不做为任何投资及投机的参考依据


导语: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一个打破Dapp交易额纪录的游戏、一个团队无比自信的游戏——888TRON和TronCrush——用生命演奏了一曲“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开发者悲歌。虽然他们在国内没有掀起太大波澜,但这两款游戏分别对应着一个典型问题,前者的背后,是大户之间在非零和博弈中的囚徒困境;后者则暴露了开发者的技术缺陷和对金融市场的夜郎自大。有些悲剧本可避免,后来者应引以为戒。



 
Dapp单日交易额的巅峰 - 888TRON
 

有一个名为888TRON的Dapp,在春节前后上线,整个二月里表现平平,没有太过亮眼的成绩,时间到了三月初,大量的玩家和资金慢慢涌入,交易额和分红池呈指数式爆炸增长,该Dapp每48小时进行一次分红,下面是3月份的几次分红数据截图。

201904081415202.jpg


从3月10号的1300万 TRX到3月16日达到Dapp历史上最高分红的2.56亿 TRX分红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翻译成更加容易理解的数字,3月15-16日的48小时里,该游戏分给玩家约 5000万人民币价值的TRX。

而这一切在3月16日之后怦然崩盘,下图是888TRON交易数据,在3月16日达到峰值单日36亿TRX流水(约7.2亿RMB,也是Dapp历史上最高值)之后遭遇断崖式崩盘,目前游戏已经凉凉,仍有少量(被套牢的)“信仰者”还在苦苦坚持。

201904081415203.jpg


从爆发到崩盘,DappReview来讲一下前世今生。

888TRON在3月初的爆发主要是以下两个原因的综合作用:

1.高House edge高分红:大部分Dice类游戏的House Edge平均在1.5%左右,888TRON的House Edge相当之高,达到了3.5%,也就是说在同样交易流水的情况下,888能够给玩家的分红是其他类Dapp的2.3倍,虽然挖矿成本随之攀高,但从用户角度,高分红的吸眼球能力不言而喻。

2.Dapp真空期Smart Money涌入:现在Dapp的圈子就像股票二级市场的一个缩影,投机者需要一个可以炒作和投机的标的。在二月的春节期间,Dapp市场相对平稳,没有什么特别的亮点项目以及创新模式,TRON生态中的老大哥TRONbet的暴利期早已是历史,已经成功的完成了从挖矿模式软着陆成为平台币的转型。部分矿工带着Smart Money在寻找下一个标的,标的选择的标准不外乎:A还在早期,B分红喜人,C技术到位。作为基本满足以上条件的标的,888顺理成章地进入了Smart Money的雷达范围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888的交易额和分红在3月初开始低调增长,逐渐进入越来越多用户的视野,“48小时分红即能回本25%”很快传遍了TRON Dapp用户的圈子。大量用户开始涌入投机,一切开始爆炸式增长。

爬得越高,跌的越痛,3月14日分红高达8000万TRX之后,888TRON的社群中破亿分红的叫嚣声不绝于耳。在疯狂挖矿的背后一颗定时炸弹早已埋好,在北京时间3月16日晚8点,2.56亿分红分给了2000万个888Token,平均一个Token获得12.8个TRX,Smart Money早已已做好大撤退的准备:

201904081415204.jpg


巨量卖盘将888 Token价格从30+砸到15 TRX以下,自此888TRON一路阴跌,直到今天稳定在4TRX左右。

888的挖矿成本在当时约30TRX左右,如果二级市场价格远低于挖矿价格,理性的玩家如果想持有888 Token一定是从二级市场购买,而不是以更高的成本去挖矿获取,这样一来挖矿用户减少,给分红池贡献的用户减少,分红降低,代币的价值大打折扣,如此恶性循环,代币价格自然进一步降低,游戏不可避免的凉凉。

那么为什么Smart Money要在天量分红之后砸盘?几个关键原因:

交易所提供流动性:这句话听起来是废话,但实际上,888TRON并没有上币的打算,Kiwi交易所(去中心化交易所)率先在3月13号强行上币,给了用户一个交易的场所。而大多数挖矿代币其实并不希望在让早期获利用户快速的卖掉筹码离场,锁住代币的流动性等更好的保证大多数持币者的利益,没有二级市场价格的干预让挖矿本身为代币定价。

没有代币解冻时间:这是888项目方最愚蠢的设计。在大部分挖矿游戏中,玩家需要冻结代币才能获得分红,如果需要解冻大多设置了24小时的解冻时间,也就是说分红结束后,需要等待24小时之后才能拿到代币进行操作,在以往的例子中,这个设计使得玩家不能再分红后立刻出售代币,在这24小时之内,如果分红池足够有人,持币者可能会选择不解冻继续冻结吃下一轮的分红,能够有效的降低用户的离场意愿。而888并没有这个限制,用户可以随时冻结随时解冻。

那么有意思的事情就来了,在3月16日的分红之前,已经可以看到分红池能够以一个888Token分得12.8个TRX,另一部分Smart Money发现了这里的套利空间,在分红前以30左右的价格购买888代币,吃分红,立刻解冻代币,交易所卖掉,那么只要卖出的价格大于18.2,那么收益为正,套利成功。事实上,对比同时间Ante的币价,我们认为有不少Ante的持币者卖掉Ante来套利,套利完成后,再买回Ante。见下图:

201904081415215.jpg


市场资金规模触达天花板:对于挖矿类代币,每一次的分红如果要超过之前的一次,则需要更多的入场资金,在3月15日-3月16日两天的流水总计78亿TRX,按照House Edge 3.5%,总共锁住了2.7亿TRX的资金在分红池合约之中,而市场上的Dapp玩家容量有限,2.7亿TRX的资金规模已经触达了Dapp玩家可用资金的天花板,下一次的分红大概率不可能超过这样一个天量金额。这一点大户最心知肚明,因为他们最清楚自己打出了多少子弹。

大户的囚徒困境:在理解了上述三层逻辑的基础上,对于大户们来说,分红日就面临了砸盘还是不砸的囚徒困境:有套利盘去交易所砸盘;下一次分红大概率不会比这一次更高;Smart Money已经通过过去四次分红回本,代币0成本。

在收益见顶、看空预期的加持下,大户A不知道大户B会不会砸盘,你要是砸了,我还持有的话那我就完了。那么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砸”。

只有砸。

才能局部利益最大化。

201904081415216.jpg



值得一提的是,DappReview在3月13日与888TRON的沟通邮件中已经提醒了“没有代币解冻时间”的问题,然而项目方并没有做出任何改变。直到代币被砸盘到10 TRX之下,大部分用户流失之后,才在telegram里面进行投票关于代币解冻时间的提议,但一切都晚了。

下面在讲下另一个案例。

 
虎头蛇尾的TronCrush
 

这是一个上线前被大量TRON Dapp KOL宣传力推的项目,在第一次分红之前,被Kiwi进行上币交易,其无奈之下,主动联系TRON生态下头部的去中心化交易所Trontrade进行上币。

201904081415217.jpg


之前由于做足了预热,3月26号首日挖矿流水惊人的突破了12亿TRX,由于挖矿的狂热,该项目方多次暂停游戏进行维护,27-28日的交易量受此影响有所下滑,来到第一个分红日29号12点前夕。TronTrade突然暂停了代币TCC的交易,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TronCrush官方声称似乎代币TCC的智能合约存在bug,正在检查中,但是尚未暂停游戏。

201904081415218.jpg


与此同时,没有暂停交易的Kiwi上出现了巨量卖单砸盘。价格从6-7左右一直砸到2以下,按理说本次分红已经接近1:2.8,如果以2.8TRX以下的价格购买TCC,立即冻结,首次分红便可以回本。市场上的巨量低价卖单必然有猫腻,后来根据多方消息验证,发现TCC代币合约存在致命漏洞,在Transfer函数中并没有判断是否给自己转账,这使得如果你手里有100TCC,给自己转账50个,你会拥有150个TCC。也就是可以无限零成本进行造币。

201904081415229.jpg

存在致命bug的Transfer函数


注:除了Transfer函数的bug,该合约所有的运算都没有使用SafeMath,旧代币TCC和新代币TCT的合约代码可以在项目方的一个Github仓库查看——https://github.com/TronCrush


该Bug最早由TronTrade群中某热心网友发现,并告知TronTrade团队,TronTrade立即暂停代币交易并通知TronCrush项目方,然而项目方既没有及时暂停游戏,也没有及时联系Kiwi停止交易。造币者凭空创造了超过15w个TCC代币,在Kiwidex上疯狂抛售。

在此之后,游戏暂停,开发者更换了新的代币合约TCT,并按照之前TCC的冻结余额空投给用户新的代币。但这一切也都晚了,在这一系列事件之后,大多数用户丧失了信心选择割肉出局。游戏仅仅在一周之内,宣告凉凉。

2019040814152210.jpg


在27号下午TCC的交易对在Kiwi上开通之时,DappReview提醒了开发者这么早上交易所代币价格在第一次分红会被砸到4以下,但开发者迷之自信,认为自己的游戏不需要太担心交易量。

目前该游戏每天交易额约300万TRX,是峰值时的0.25%,日活跃用户仅剩100余人。

 
结语
 

以上两个案例,除了技术问题和游戏的机制设计之外,更本质的暴露出了项目方对于市场的无知。目前的Dapp大多带有金融属性,而金融的本质是信息不对称,Smart Money并不在乎你的产品逻辑和游戏机制,在乎的是如何利用信息不对称赚取超额收益,如果开发者不懂市场,也不敬畏市场,还去开发金融属性的游戏,“市场先生”分分钟教你做人。

2019年DApp调查报告:160款DApp开发者这样说

投研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2-14 10:55 • 来自相关话题

随着 2017 年的 ICO 狂潮过后,催生出了一系列新的区块链平台,2018 年也因此被称为 DApp 之年。随着 DApp CryptoKitties(http://cryptokitties.co/) 的成功,2018 年有了一个完美的开端,人们也越发期待 DApp 在 2018 年呈现出爆发式增长。

Fluence Labs(https://fluence.network/) 的目标是为新兴的 Web3 技术开发出一个能够实时进行大容量数据处理的去中心化网络。作为一个基础设施项目,我们一直都很好奇 DApp 市场上都发生了什么。这项调查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联系 DApp 开发者社区以便深入了解这个市场正在发生的事情。

我们向众多 DApp 开发者和创业者发起问卷调查,希望能通过这项调查来澄清有关 DApp 的事实、猜测和谣言。我们将阐明他们是谁、他们正在做什么、他们将要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在当前市场上有多少活跃的 DApp 项目,以及实现这些 DApp 究竟有多难。

我们相信,我们在调查过程中的一些发现不仅可以帮到我们,也可以帮到该领域中的每一个人。这项调查结果将有助于大家更好地理解当前 DApp 在用户接受度和技术可行性方面的状态。

关键点:

    尽管 2018 年市场环境恶劣,受调查的大多数项目却都是在这一年启动的。
    在受调查的项目中有四分之一都是游戏相关的 DApp。
    大约有一半的项目采用了集中式云服务作为后端,并使用了像 Infura 这样的集中式工具来连接以太坊区块链。
    在交易过程中收取交易费用是大多数项目采取的主要盈利模式。
    有超过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认为,引导新用户是影响用户采用的主要障碍。


我们认为,不仅是那些采用了 Web3 技术的开发者对这些发现感兴趣,加密领域内外的投资者和任何想要了解 DApp 将要面临的挑战以启动一个新项目的创业者都会对这些发现感兴趣。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份调查报告,你可能需要提前了解一些加密内部工作原理和关键术语,比如公钥和私钥、Layer 1/2 区块链以及 MetaMask,等等。

这份调查报告的结构和产品开发的生命周期类似。从技术平台的选择开始介绍,然后进入到开发中的常见问题,最后再讨论在用户接受度和业务方面所遇到的挑战。

免责声明:
这份调查报告不应被视为 Fluence Labs 或者其任何董事、高级职员、普通职员、代理人、顾问等关于购买或认购加密产品的建议。读者也不应将本调查报告的内容解释为法律、税务、监管、财务或者会计等相关的建议。读者应该就其具体事项咨询自己内部的相关顾问。该调查报告的内容纯粹是为了提供信息。在任何情况下,读者都应该对该报告中的数据自行进行调查和分析。



1. 一般信息

1.1 DApp 定义

首先,我们需要确定哪些项目可以被称为 DApp。“DApp“ 一词来源于以太坊社区,可以用来定义任何以“智能合约“为核心组件的应用程序。为了减少歧义,该报告中所指的 DApp 仅指那些关注最终用户的应用程序。

基于该定义,我们共收集到了 1624 款 DApp。在这些应用程序中,我们只找到了其中 900 款应用的联系信息,包括 Email、Telegram 或 Discord 。最终,共有 160 款 DApp 的代表填写了调查问卷。







1.2 DApp 调查综述






尽管 2018 年的市场环境相当恶劣,但大多数项目(72%)都是在这一年启动的。其中有 12.5% 的受调查项目由独立开发者运营。大多数 DApp 团队成员规模在 2 至 5 人之间(47.5%),团队成员规模超过 5 名的占 40%。


2.DApp 组成

2.1 平台(Layer 1 区块链)







大多数 DApp 采用以太坊平台(87%),排名第二的是 EOS(19%),第三名是 TRON(8%)。还有 10% 的受调查项目同时构建在多区块链之上。虽然我们对采用了其他区块链的 DApp 非常好奇,但并不能准确的统计出这些项目的数量。


2.2 整体技术栈












大多数 DApp 都是基于网页作为前端,在受调查项目中,有近一半(48%)的 DApp 采用了传统基于云的后端技术方案。值得注意的是,在选择存储方案方面,采用了去中心化存储方案(比如 IPFS)的项目数量(32%)和采用中心化 CDN 的项目数量(31%)几乎相同。在数据库的选型方面也发现了类似的比例:31% 的 DApp 依赖于集中式数据库,而 25% 的 DApp 采用了分布式数据库。






从所使用的技术来看,React 和 Node.js 的采用量遥遥领先,远远超过其他语言和框架。被提及的数据库包括 MongoDB、PostgreSQL 和 MySQL ,其中被提到最多的是 MongoDB。


2.3 技术栈的集中式部分







超过一半的受访者都提到,他们在开发去中心化项目时,有些基础设施必须采取集中式设计:48% 的受调查项目依赖于集中式后端,31% 的项目采取了集中式的文件存储,以及 21% 的项目采用了身份验证 API(如 Facebook Connect)。


3.DApp 开发

3.1 工具质量和文档

通常来说,新的开发者加入对促进新技术的采用是至关重要的。与此同时,DApp 的开发者也提到,在去中心化的技术生态中工具和框架都是极不稳定的,它们可能彼此不兼容、缺乏项目文档,有时候它们的运行结果也是不可预知的。

“Solidity 有很多‘陷阱’,如果你稍有不慎,这些‘陷阱’带来的结果可能就是灾难性的。” —— 佚名

“对于区块链开发者来说,文档的缺失也是一个大问题。”——  CryptoKube

“Angular 和以太坊的某些库并不能很好地协作。Docker 是一项很好的技术,但是想要在 DevOps 工作流中正确地配置 Docker 仍然是一项挑战。最后,无论从用户体验的角度还是从技术的角度来看,与以太坊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的交互都是十分复杂的。” ——  Emoon


3.2 区块链网络的状态







在以太坊 DApp 开发者中,63% 的受访者提到 Infura 是他们连接以太坊网络的一种方式。一些开发者指出,有时候他们需要采用多种技术来连接到区块链,以保证 DApp 的数据状态和用户接口都是最新的。区块链的连接性问题和节点稳定性问题也是采用多种技术连接到区块链的原因之一,这些问题将影响 DApp 的整体质量,并对最终用户体验产生负面影响。

"超级节点是不稳定的,在处理事务时还存在很多问题。”——  佚名

“Geth 无法在一台好机器上完成 4 周的数据同步。” —— Alice

“主网的行为和测试网络的行为不一样。” —— FABG

“速度慢,需要大容量的硬件存储空间。” —— Quick Blocks

“Web3 注入会延迟,区块链和 Infura 之间的同步也会延迟。用户交易可能已经批准,服务器却需要几分钟时间来同步用户的交易状态。当然,如果你习惯了这种状态,可能不会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但是相信真正的用户还是更习惯于获得及时反馈,而不是每次点击鼠标操作后,去先喝杯咖啡再回来查看结果。” —— Chibi Fighters


3.3 事件追踪和数据查询

受访者表示,从区块链中检索数据也将是一项挑战,尤其是当项目要求具备实时处理性能时。一些开发者采用了内部工具来追踪智能合约中的事件和处理传入的数据。

“处理大量 RPC 请求通常是最令人沮丧的。现在主要采用内部负载均衡来解决这个问题。” —— Local Ethereum

“当前维护数据库事件是最令人头疼的。我认为应该采用一种现收现付(pay-as-you-go)的服务来解决这类问题。” —— Known Origin

“有时网络中的节点非常不稳定(特别是在一年半之前我们遇到了宕机问题),我们需要开发自己的中间件来追踪交易。” —— Alice

“以确定性的方式轮询事件和检查区块确认信息是有问题的。” —— Crypto Care


4.DApp 的业务问题

4.1 应用的受众

虽然可以通过收集发送到智能合约的交易来获取用户信息,但并不是每一次用户和应用的交互都涉及到智能合约调用。由于我们认为开发者能够通过内部分析工具获得准确的用户数量信息,因此我们直接向他们询问了 DApp 的用户数量。






尽管有 58% 的 DApp 日活跃用户少于 50 人,但仍然有 12% 的受调查项目日活跃用户在 500 人以上。


4.2 资金情况






从 2017 年以来,DApp 的主要收入来自于自筹资金(38%)和代币的销售(31%),风险投资参与的项目仅占了 24%。 2018 年,大部分去中心化项目仍然是自筹资金,只有一小部分项目通过代币销售(10%)和风险投资(16%)获得资金。






然而,从数字的绝对值来看,这些差别并不明显:代币的销售数据略有下降,而风险投资的数据略有增加。2017 年和 2018 年最大的不同在于,自筹资金的 DApp 数量有了近 4 倍的增长。


4.3 货币化







大多数的受访者(55%)表示希望通过收取交易费用来赚钱。还有一些受访者表示计划通过用户订阅(16%)和广告(11%)收益来赚钱。另外,还有一些受访者建议出售 NFT 或者将以太坊作为潜在的货币化模型。

还有其他一些人提到的其他商业模式如下:

“部署代币作,作为桌面客户端使用许可,从通过我们的 DApp 获利的用户那里收取许可费用。” —— Kryptium

“发布一款基于 ERC-20 标准的代币,比如 Augur 或者 KEEP,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价值会得到升值。我们可以动态改变代币机制,并设置独立的实体来提供集中式的服务,从而增加收入。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组织服务应该还是免费的,不收取任何费用。“  —— 佚名


5. 用户体验

5.1 用户引导

当被问起在推广 DApp 时遇到的挑战时,开发人员提到新用户引导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因为接受加密应用程序的用户群体数量是有限的。






向新接触 DApp 的用户解释这些概念很难,比如:创建钱包、获得代币以及什么是 gas。

"先从认识钱包开始,告诉他们用各种各样的软件“登录”钱包,尽管其中的一些软件充满了欺诈,并且还要告诉他们,不要丢失软件的密码,否则将会永远失去该账户,无法找回。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用户引导工具,这样的应用程序将很难被用户所接受。" ——  佚名

“应用程序新用户也不知道他们该设置多少 gas 比较合适。”  —— Riot Cats

“让他们了解以太币也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在代币交易中使用以太币进行交易的人仍然是少数。” —— Daxia

“新用户引导。只要钱包已经被设置好了,并且手里有一定的以太币,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容易理解了。” —— Crypto Care

“如果对于开发者来说创建钱包都觉得很复杂的话,那么我们又怎么能期待一个非技术人员愿意采用用户体验很糟糕的加密产品呢?” —— FundRequest

“当前,创建一个 EOS 钱包的步骤非常复杂。除此之外,CPU 使用时间和 RAM 的概念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是很难理解的。这些都是人们接受 DApp 的障碍。” —— Dice

一些基于以太坊区块链开发 DApp 的开发者表示,MetaMask 的用户体验需要得到进一步改善。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单独对每一笔交易进行签名会导致过多的问题,特别是对于那些复杂一点的应用程序来说。

“对于简单的单页游戏来说,MetaMask 表现良好。但是像“赤壁战士 (Chibi Fighters)“这样的复杂游戏,可以支持同时开十个网页,这使得它在各个地方风靡。” —— Chibi Fighters“每一笔交易都需要在 MetaMask 中签名。” —— FABG


5.2 理解 DApp 和加密技术

一些受访者也提到了另一个问题:他们需要去教育那些对密码学没有深入研究的用户。在调查报告中体现的问题之一就是,用户总是对加密应用程序中没有 “修改密码” 选项感到很吃惊。另一个问题是,用户总是不能够理解加密货币、ERC20 代币和非同质代币的区别。

"我们没有预料到的一件事情是,我们还需要帮助人们理解 CryptoKitties 不是一种加密货币。" ——  CryptoKitties

“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们的 DApp 和其他 DApp 都在同一个平台上。” —— CryptoKitties City

“然而,在新兴的经济体下,假设加密货币对非银行用户处于完全可扩展的状态,那么要求他们安全保存自己的私钥就太过分了。” —— Ethichub

“我们并没有存储用户的密码,因此我们无法帮助用户重置他们的账户。” —— Primas

“我们并没有采取 OAuth2 风格的用户认证流程,即用户可以在应用程序中注册账户,并在其他平台上使用。这是 Be Your Own Bank 和身份管理器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 —— 佚名
 

6. 技术要点

6.1 可扩展性







为了解决可扩展性问题,大多数受调查项目的开发人员计划使用 Layer 2 区块链或者其他相应的解决方案来处理用户增长所带来的问题。然而,仍然有 33% 的 DApp 开发者对于如何扩展持续增长的容量没有明确的计划。






39% 的受访者计划使用现有的 Layer 2 区块链平台,27%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将构建自己的区块链平台。


6.2 去中心化







受访者对采用分布式计算和存储平台作为构建块来实现未来可伸缩性持乐观态度。然而,还有大约四分之一的开发者计划采用集中式的硬件设备进行密集计算。






尽管如此,32%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可能会在未来使用分布式数据库服务作为主要的数据存储解决方案,另外有 33%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正在考虑采用分布式的文件存储方案。







总结







在区块链生态体系中,人们普遍认为可扩展性是基于区块链应用程序首要面临的主要障碍。相反,DApp 开发者回应说,他们目前遇到的最大痛点是“有限的用户数量“(占 67%)和“用户体验差“(占 44%)。尽管只有 36% 的受访者提到了可扩展性可能带来的限制,但一旦项目拥有了更多的用户,可扩展性最终将会成为优先考虑的问题。

我们相信以下这些有助于减少 DApp 和用户之间的摩擦:

    Web 浏览器和加密钱包之间更深层次的集成。这样的集成可能是双向的:浏览器与加密钱包的集成(比如 Opera 浏览器 正在这么做)以及在加密钱包中集成去中心化浏览器(参见以太坊的 Status 和 Trust Wallet,以及 EOS 的 Token Pocket、Math Wallet 和 Lynx)。
    一些新兴的可重用跨平台认证和用户引导工具,为用户提供了更好的移动端、网页端和桌面端交互体验(比如 Scatter 和 UniversallLogin)。
    被广泛采用的解决方案为最终用户消除 Gas 成本(比如 Loom network、Meta transaction)。


我们热切期待着 2019 年 DApp 的发展。作为区块链领域的一个基础设施类项目,我们也一直在关注着 DApp 整个生态系统,并尽力与之保持联系。在未来的一年内,我们将尽可能为我们的研究提出更多的见解。


原文:https://medium.com/fluence-network/dapp-survey-results-2019-a04373db6452
译者:徐进
来源:区块链前哨 查看全部
dapp.jpg

随着 2017 年的 ICO 狂潮过后,催生出了一系列新的区块链平台,2018 年也因此被称为 DApp 之年。随着 DApp CryptoKitties(http://cryptokitties.co/) 的成功,2018 年有了一个完美的开端,人们也越发期待 DApp 在 2018 年呈现出爆发式增长。

Fluence Labs(https://fluence.network/) 的目标是为新兴的 Web3 技术开发出一个能够实时进行大容量数据处理的去中心化网络。作为一个基础设施项目,我们一直都很好奇 DApp 市场上都发生了什么。这项调查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联系 DApp 开发者社区以便深入了解这个市场正在发生的事情。

我们向众多 DApp 开发者和创业者发起问卷调查,希望能通过这项调查来澄清有关 DApp 的事实、猜测和谣言。我们将阐明他们是谁、他们正在做什么、他们将要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在当前市场上有多少活跃的 DApp 项目,以及实现这些 DApp 究竟有多难。

我们相信,我们在调查过程中的一些发现不仅可以帮到我们,也可以帮到该领域中的每一个人。这项调查结果将有助于大家更好地理解当前 DApp 在用户接受度和技术可行性方面的状态。

关键点:


    尽管 2018 年市场环境恶劣,受调查的大多数项目却都是在这一年启动的。
    在受调查的项目中有四分之一都是游戏相关的 DApp。
    大约有一半的项目采用了集中式云服务作为后端,并使用了像 Infura 这样的集中式工具来连接以太坊区块链。
    在交易过程中收取交易费用是大多数项目采取的主要盈利模式。
    有超过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认为,引导新用户是影响用户采用的主要障碍。



我们认为,不仅是那些采用了 Web3 技术的开发者对这些发现感兴趣,加密领域内外的投资者和任何想要了解 DApp 将要面临的挑战以启动一个新项目的创业者都会对这些发现感兴趣。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份调查报告,你可能需要提前了解一些加密内部工作原理和关键术语,比如公钥和私钥、Layer 1/2 区块链以及 MetaMask,等等。

这份调查报告的结构和产品开发的生命周期类似。从技术平台的选择开始介绍,然后进入到开发中的常见问题,最后再讨论在用户接受度和业务方面所遇到的挑战。


免责声明:
这份调查报告不应被视为 Fluence Labs 或者其任何董事、高级职员、普通职员、代理人、顾问等关于购买或认购加密产品的建议。读者也不应将本调查报告的内容解释为法律、税务、监管、财务或者会计等相关的建议。读者应该就其具体事项咨询自己内部的相关顾问。该调查报告的内容纯粹是为了提供信息。在任何情况下,读者都应该对该报告中的数据自行进行调查和分析。




1. 一般信息

1.1 DApp 定义


首先,我们需要确定哪些项目可以被称为 DApp。“DApp“ 一词来源于以太坊社区,可以用来定义任何以“智能合约“为核心组件的应用程序。为了减少歧义,该报告中所指的 DApp 仅指那些关注最终用户的应用程序。

基于该定义,我们共收集到了 1624 款 DApp。在这些应用程序中,我们只找到了其中 900 款应用的联系信息,包括 Email、Telegram 或 Discord 。最终,共有 160 款 DApp 的代表填写了调查问卷。

1.jpg



1.2 DApp 调查综述

2.jpg


尽管 2018 年的市场环境相当恶劣,但大多数项目(72%)都是在这一年启动的。其中有 12.5% 的受调查项目由独立开发者运营。大多数 DApp 团队成员规模在 2 至 5 人之间(47.5%),团队成员规模超过 5 名的占 40%。


2.DApp 组成

2.1 平台(Layer 1 区块链)



3.jpg


大多数 DApp 采用以太坊平台(87%),排名第二的是 EOS(19%),第三名是 TRON(8%)。还有 10% 的受调查项目同时构建在多区块链之上。虽然我们对采用了其他区块链的 DApp 非常好奇,但并不能准确的统计出这些项目的数量。


2.2 整体技术栈


4.jpg


5-1.jpg


大多数 DApp 都是基于网页作为前端,在受调查项目中,有近一半(48%)的 DApp 采用了传统基于云的后端技术方案。值得注意的是,在选择存储方案方面,采用了去中心化存储方案(比如 IPFS)的项目数量(32%)和采用中心化 CDN 的项目数量(31%)几乎相同。在数据库的选型方面也发现了类似的比例:31% 的 DApp 依赖于集中式数据库,而 25% 的 DApp 采用了分布式数据库。

5.jpg


从所使用的技术来看,React 和 Node.js 的采用量遥遥领先,远远超过其他语言和框架。被提及的数据库包括 MongoDB、PostgreSQL 和 MySQL ,其中被提到最多的是 MongoDB。


2.3 技术栈的集中式部分


6.png


超过一半的受访者都提到,他们在开发去中心化项目时,有些基础设施必须采取集中式设计:48% 的受调查项目依赖于集中式后端,31% 的项目采取了集中式的文件存储,以及 21% 的项目采用了身份验证 API(如 Facebook Connect)。


3.DApp 开发

3.1 工具质量和文档


通常来说,新的开发者加入对促进新技术的采用是至关重要的。与此同时,DApp 的开发者也提到,在去中心化的技术生态中工具和框架都是极不稳定的,它们可能彼此不兼容、缺乏项目文档,有时候它们的运行结果也是不可预知的。

“Solidity 有很多‘陷阱’,如果你稍有不慎,这些‘陷阱’带来的结果可能就是灾难性的。” —— 佚名

“对于区块链开发者来说,文档的缺失也是一个大问题。”——  CryptoKube

“Angular 和以太坊的某些库并不能很好地协作。Docker 是一项很好的技术,但是想要在 DevOps 工作流中正确地配置 Docker 仍然是一项挑战。最后,无论从用户体验的角度还是从技术的角度来看,与以太坊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的交互都是十分复杂的。” ——  Emoon


3.2 区块链网络的状态


7.jpg


在以太坊 DApp 开发者中,63% 的受访者提到 Infura 是他们连接以太坊网络的一种方式。一些开发者指出,有时候他们需要采用多种技术来连接到区块链,以保证 DApp 的数据状态和用户接口都是最新的。区块链的连接性问题和节点稳定性问题也是采用多种技术连接到区块链的原因之一,这些问题将影响 DApp 的整体质量,并对最终用户体验产生负面影响。

"超级节点是不稳定的,在处理事务时还存在很多问题。”——  佚名

“Geth 无法在一台好机器上完成 4 周的数据同步。” —— Alice

“主网的行为和测试网络的行为不一样。” —— FABG

“速度慢,需要大容量的硬件存储空间。” —— Quick Blocks

“Web3 注入会延迟,区块链和 Infura 之间的同步也会延迟。用户交易可能已经批准,服务器却需要几分钟时间来同步用户的交易状态。当然,如果你习惯了这种状态,可能不会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但是相信真正的用户还是更习惯于获得及时反馈,而不是每次点击鼠标操作后,去先喝杯咖啡再回来查看结果。” —— Chibi Fighters


3.3 事件追踪和数据查询

受访者表示,从区块链中检索数据也将是一项挑战,尤其是当项目要求具备实时处理性能时。一些开发者采用了内部工具来追踪智能合约中的事件和处理传入的数据。

“处理大量 RPC 请求通常是最令人沮丧的。现在主要采用内部负载均衡来解决这个问题。” —— Local Ethereum

“当前维护数据库事件是最令人头疼的。我认为应该采用一种现收现付(pay-as-you-go)的服务来解决这类问题。” —— Known Origin

“有时网络中的节点非常不稳定(特别是在一年半之前我们遇到了宕机问题),我们需要开发自己的中间件来追踪交易。” —— Alice

“以确定性的方式轮询事件和检查区块确认信息是有问题的。” —— Crypto Care


4.DApp 的业务问题

4.1 应用的受众


虽然可以通过收集发送到智能合约的交易来获取用户信息,但并不是每一次用户和应用的交互都涉及到智能合约调用。由于我们认为开发者能够通过内部分析工具获得准确的用户数量信息,因此我们直接向他们询问了 DApp 的用户数量。

8.jpg


尽管有 58% 的 DApp 日活跃用户少于 50 人,但仍然有 12% 的受调查项目日活跃用户在 500 人以上。


4.2 资金情况

9.png


从 2017 年以来,DApp 的主要收入来自于自筹资金(38%)和代币的销售(31%),风险投资参与的项目仅占了 24%。 2018 年,大部分去中心化项目仍然是自筹资金,只有一小部分项目通过代币销售(10%)和风险投资(16%)获得资金。

10.jpg


然而,从数字的绝对值来看,这些差别并不明显:代币的销售数据略有下降,而风险投资的数据略有增加。2017 年和 2018 年最大的不同在于,自筹资金的 DApp 数量有了近 4 倍的增长。


4.3 货币化


11.png


大多数的受访者(55%)表示希望通过收取交易费用来赚钱。还有一些受访者表示计划通过用户订阅(16%)和广告(11%)收益来赚钱。另外,还有一些受访者建议出售 NFT 或者将以太坊作为潜在的货币化模型。

还有其他一些人提到的其他商业模式如下:

“部署代币作,作为桌面客户端使用许可,从通过我们的 DApp 获利的用户那里收取许可费用。” —— Kryptium

“发布一款基于 ERC-20 标准的代币,比如 Augur 或者 KEEP,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价值会得到升值。我们可以动态改变代币机制,并设置独立的实体来提供集中式的服务,从而增加收入。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组织服务应该还是免费的,不收取任何费用。“  —— 佚名


5. 用户体验

5.1 用户引导


当被问起在推广 DApp 时遇到的挑战时,开发人员提到新用户引导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因为接受加密应用程序的用户群体数量是有限的。

12.jpg


向新接触 DApp 的用户解释这些概念很难,比如:创建钱包、获得代币以及什么是 gas。

"先从认识钱包开始,告诉他们用各种各样的软件“登录”钱包,尽管其中的一些软件充满了欺诈,并且还要告诉他们,不要丢失软件的密码,否则将会永远失去该账户,无法找回。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用户引导工具,这样的应用程序将很难被用户所接受。" ——  佚名

“应用程序新用户也不知道他们该设置多少 gas 比较合适。”  —— Riot Cats

“让他们了解以太币也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在代币交易中使用以太币进行交易的人仍然是少数。” —— Daxia

“新用户引导。只要钱包已经被设置好了,并且手里有一定的以太币,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容易理解了。” —— Crypto Care

“如果对于开发者来说创建钱包都觉得很复杂的话,那么我们又怎么能期待一个非技术人员愿意采用用户体验很糟糕的加密产品呢?” —— FundRequest

“当前,创建一个 EOS 钱包的步骤非常复杂。除此之外,CPU 使用时间和 RAM 的概念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是很难理解的。这些都是人们接受 DApp 的障碍。” —— Dice

一些基于以太坊区块链开发 DApp 的开发者表示,MetaMask 的用户体验需要得到进一步改善。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单独对每一笔交易进行签名会导致过多的问题,特别是对于那些复杂一点的应用程序来说。

“对于简单的单页游戏来说,MetaMask 表现良好。但是像“赤壁战士 (Chibi Fighters)“这样的复杂游戏,可以支持同时开十个网页,这使得它在各个地方风靡。” —— Chibi Fighters“每一笔交易都需要在 MetaMask 中签名。” —— FABG


5.2 理解 DApp 和加密技术

一些受访者也提到了另一个问题:他们需要去教育那些对密码学没有深入研究的用户。在调查报告中体现的问题之一就是,用户总是对加密应用程序中没有 “修改密码” 选项感到很吃惊。另一个问题是,用户总是不能够理解加密货币、ERC20 代币和非同质代币的区别。

"我们没有预料到的一件事情是,我们还需要帮助人们理解 CryptoKitties 不是一种加密货币。" ——  CryptoKitties

“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们的 DApp 和其他 DApp 都在同一个平台上。” —— CryptoKitties City

“然而,在新兴的经济体下,假设加密货币对非银行用户处于完全可扩展的状态,那么要求他们安全保存自己的私钥就太过分了。” —— Ethichub

“我们并没有存储用户的密码,因此我们无法帮助用户重置他们的账户。” —— Primas

“我们并没有采取 OAuth2 风格的用户认证流程,即用户可以在应用程序中注册账户,并在其他平台上使用。这是 Be Your Own Bank 和身份管理器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 —— 佚名
 

6. 技术要点

6.1 可扩展性


13.jpg


为了解决可扩展性问题,大多数受调查项目的开发人员计划使用 Layer 2 区块链或者其他相应的解决方案来处理用户增长所带来的问题。然而,仍然有 33% 的 DApp 开发者对于如何扩展持续增长的容量没有明确的计划。

14.jpg


39% 的受访者计划使用现有的 Layer 2 区块链平台,27%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将构建自己的区块链平台。


6.2 去中心化


15.jpg


受访者对采用分布式计算和存储平台作为构建块来实现未来可伸缩性持乐观态度。然而,还有大约四分之一的开发者计划采用集中式的硬件设备进行密集计算。

16.jpg


尽管如此,32%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可能会在未来使用分布式数据库服务作为主要的数据存储解决方案,另外有 33%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正在考虑采用分布式的文件存储方案。

17.jpg



总结


18.jpg


在区块链生态体系中,人们普遍认为可扩展性是基于区块链应用程序首要面临的主要障碍。相反,DApp 开发者回应说,他们目前遇到的最大痛点是“有限的用户数量“(占 67%)和“用户体验差“(占 44%)。尽管只有 36% 的受访者提到了可扩展性可能带来的限制,但一旦项目拥有了更多的用户,可扩展性最终将会成为优先考虑的问题。

我们相信以下这些有助于减少 DApp 和用户之间的摩擦:


    Web 浏览器和加密钱包之间更深层次的集成。这样的集成可能是双向的:浏览器与加密钱包的集成(比如 Opera 浏览器 正在这么做)以及在加密钱包中集成去中心化浏览器(参见以太坊的 Status 和 Trust Wallet,以及 EOS 的 Token Pocket、Math Wallet 和 Lynx)。
    一些新兴的可重用跨平台认证和用户引导工具,为用户提供了更好的移动端、网页端和桌面端交互体验(比如 Scatter 和 UniversallLogin)。
    被广泛采用的解决方案为最终用户消除 Gas 成本(比如 Loom network、Meta transaction)。



我们热切期待着 2019 年 DApp 的发展。作为区块链领域的一个基础设施类项目,我们也一直在关注着 DApp 整个生态系统,并尽力与之保持联系。在未来的一年内,我们将尽可能为我们的研究提出更多的见解。


原文:https://medium.com/fluence-network/dapp-survey-results-2019-a04373db6452
译者:徐进

来源:区块链前哨

BTT 爆红,史上第一个百万日活 DApp 何时诞生?

项目huoxi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2-02 16:29 • 来自相关话题

594 亿枚 BTT 15 分钟内售罄,BTT 开盘暴涨 5 倍,最近一段时间,波场凭借 BTT 再次成为币圈焦点。

事实上,BTT 的火爆早在 8 个月前便埋下了伏笔。彼时,波场斥资 1.4 亿美元收购 BitTorrent (BT),创始人孙宇晨高调宣布:BT 与其超过十亿的全球安装用户正式成为波场生态的一部分,波场生态正式成为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互联网生态。

今年 1 月初,BT 宣布推出基于 TRON 协议的平台币 BTT。孙宇晨一如既往地卖力宣传,还拉上币安等合作伙伴,在寒冬中忙得热火朝天。

波场商务负责人 Roy Liu 透露,团队正在对 BT 进行币改,币改完成后的 BT 将是历史上第一个 DAU 超过百万级别的 DApp。

究竟是炒作,还是新一轮的「割韭菜」游戏?币改后的 BT 真的能实现百万日活吗?


BT 的三大用户群


首先思考一个问题:假如币改后的 BT 拥有百万日活,这些用户来自哪里?

据 BT 白皮书显示,BT 将基于波场网络发行总量为 9900 亿的 BTT 代币,并对 TRX 持有者进行空投,新的 BT 客户端将增加 BTT 内置钱包,用户在上传种子时若选择收费模式,则可以获得愿意付费 BTT 用户的收益。






在 BTT 分配方案中,代币持有者除 TRON 基金会(20%)、BitTorrent 生态(19.9%)、BT 团队(19%)、合作伙伴(4%)及各轮次投资者(17%)外,还将为 TRX 持有者、BitTorrent 用户空投,比例分别为 10.1%、10%。

由此可见,BTT 未来将拥有三大核心用户群:BitTorrent 用户、TRX 持有者、新进投资者。那么,这三大用户群能否支持起百万日活?

首先,BitTorrent 拥有庞大的用户基数,为百万日活 DApp 的构建打下了基础。

BitTorrent 公司拥有 BT 协议的控制权、两个最流行的客户端 BitTorrent 和 uTorrent,其官网显示,每个月有超过 1.7 亿人使用 BT 产品,BT 协议每天可以传输全球 40%的互联网流量。

地域分布上,据最新的 BT 白皮书统计,BitTorrent 协议在全球拥有超过 10 亿用户,其中在 19 个国家的用户均超过其互联网用户的 5%(近 6000 万),在 23 个国家分别拥有超过 100 万用户。

假如这组数据不含水分,即使放到互联网世界也相当亮眼,而这正是波场创始人孙宇晨所看重的。






近日在接受采访时,孙宇晨表示,BT 的 1 亿活跃用户绝大多数不是币圈用户,但其属性与币圈用户高度重合,「首先他们对去中心化技术感兴趣,使用着 P2P 技术;其次用户以 25 到 35 岁的男性为主,在收到 BTT 空投后会去想:BTT 是什么?虚拟货币是什么?他们就会开始调查。」

不过,这些用户的最终转化率仍是个问号。区块链信用评级机构「大炮评级」指出,BitTorrent 原住民用户的转化具有不小挑战,BTT 的最大竞争者其实是 BT 自身,若原有网络一切需求仍然稳定,激励痛点不痛不痒,新扩展竞价模型的需求将缩水,并减弱 BTT 预期;而反过来说,若该模式有望发展成为行业中的杀手级应用,那么其对增量的引流,则意义重大。

对于新 DApp 的构建,TRX 持有者的规模同样不可小觑。据 Etherscan 统计,截至 2 月 1 日 15:00,TRX 持币用户为 1052341 人。

对比波场和 BT,一个为去中心化互联网搭建基础设施,构建全球范围内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一个是去中心化的协议,帮助用户分享与下载内容。

从二者的定位和用户属性看,的确存在很高的重合度,这也为 TRX 持有者的转化提供了可能,何况 BTT 会对 TRX 持有者连续空投 6 年,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用户留存和活跃度。

至于新进投资者,他们像既有的 TRX 持有者一样,对 BTT 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这在二级市场中得以表现:BTT 宣布空投后,TRX 逆市上扬,领跑主流币。与此同时,BTT 在币安 Launchpad 的众筹异常火爆,吸睛无数。

众交易所的助攻也让 BTT 蓄势待发。自 BTT 空投计划宣布后,各大交易所纷纷响应,目前的支持名单已包含币安、Bithumb、OKEx、火币等知名交易所,且在不断增加,既保证了 TRX 持有者顺利获得空投的 BTT,也会引起新进投资者的关注。

综合以上信息,BT 在用户端占尽先机,币改之后的新 DApp 值得期待。


百万日活的 3 道坎


实现百万日活非一日之功,波场和 BT 虽占据先天优势,但眼前起码还要跨过 3 道坎。

第一道坎是波场的 TPS。

在 BT 前高管莫里斯看来,波场所谓的 BTT 计划难以让人信服,最大的问题是波场的 TPS 无法满足 BT 点对点传输的需求。他曾对媒体吐槽:「你能听到的所有废话,比如波场 TPS 能达到 1 万次,鬼话连篇!」

的确,波场与 BT 的联盟考验着 TRON 网络的性能。然而,在接受采访时,孙宇晨称波场的 TPS 完全满足 BitTorrent 的需求:「我们目前的解决方案跟以太坊的雷电网络、比特币的闪电网络比较类似。我们有一个混合的解决方案,并不是 BitTorrent 每一笔文件碎片的传输都会上链,我们会先给它开启一个通道,然后等全部文件转完之后再把整体结果上链。」

如果真如孙宇晨所言,这或许又将影响安全性和去中心化程度。

第二道坎是运作模式。

业内分析指出,BitTorrent 作为一种内容分发协议,在过去十几年苦于商业模式不清晰,就算经过加密货币的渲染与改造,其根本目的也只是完成之前未竟的事业,即做国际版 CDN (内容分发网络),与之前迅雷的玩客云很像。






但在去年 9 月,迅雷已宣布将向链享云售让部分区块链业务,包括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在法律层面剥离链克,切割了与「币」有关的业务。加上国内监管趋严,链克已从绝大部分交易所下线,不少投资者在币价暴跌中被深度套牢。

对此,孙宇晨向记者表示,迅雷还称不上去中心化,且只在中国有用户,根本达不到全球去中心化的标准,而 BT 在全球 138 个国家都有超过 10 万以上的活跃用户,是高度的去中心化。

除此之外,他还强调波场的优势是拥有 BitTorrent 协议的控制权,这是迅雷做不到的。「我们的去中心化比迅雷强非常多,并且可以修改整个协议层。」

尽管如此,币改仍是一把双刃剑,虽然能起到激励作用,但无法摆脱加密货币市场的影响,如果收益稳定性较差,用户也很难一直买单。

第三道坎是版权问题。

有分析指出,虽然区块链应用会解决用户奖励机制的问题,但在版权等法律问题上,现在的 BTT 白皮书并没有提到有效的解决途径,BT 有可能成为「盗版世界的交易所」。

互联网观察家王冠雄则认为,区块链接入的 BT 技术下半场更具想象空间:资源提供者和版权方不再像 PC 时代成为被收割者,而是真正的获利者,他们的积极性一旦被充分调动,整个行业的潜能将被彻底激发。

不管如何,用区块链技术解决版权问题是项目方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除了以上 3 道坎外,如何打消公众对波场割韭菜的质疑、如何转变用户的付费习惯等等,都是项目方要解决的问题。


孙宇晨的真正目的


从收购 BT 到发行 BTT,孙宇晨一次次成功地引起币圈关注,其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在接受采访时,孙宇晨直言对 BT 信心十足,要倾团队之力打造成熊市的标杆项目。至于 BT 的定位,他认为首先是波场上的 DApp,但后期的作用会更大,包含三个方向的布局:

一是去中心化的带宽共享,借助 BTT 让下载更快;

二是去中心化的存储,类似 SIA、IPFS;

三是去中心化的内容分发网络,虽尚未写进白皮书,但已在后期的规划中。

至于 DApp 日活能否突破百万,以及这些计划能否最终实现,均有待于进一步观察,但这并不妨碍孙宇晨成为事实上的大赢家:按照 BTT 目前的价格(1 BTT=0.0005USD)计算,BTT 市值已逼近 5 亿美元,闯进市值榜 TOP20。






近日,区块链信用评级机构「大炮评级」从项目基本面、团队基本面、社区媒体热度等维度对该项目进行了剖析,梳理如下:

1、波场早期定位偏向泛娱乐,与 BT 的结合有助于其内容板块的布局,BT 分布式网络的特性也与行业有着天然的耦合。但需要说明的是,BT 的整体功能其实完成度已经很高,币改更多是锦上添花而非创造新的刚需。

白皮书中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是「不会改变当前协议的工作方式」,不对已有用户做强制更新要求,而是让其自行选择是否使用集成新功能的客户端。可见,虽然 BitTorrent 公司目前被收购,但不成为该协作系统垄断者的态度不变。

2、原 BT 团队技术开发成员+波场团队部分成员的加入,组成目前的 BTT 团队,双方在开发、宣传 PR、运营等层面的配合是后续跟进的重点。

3、近期 BT 相关社交媒体及社群热度呈上升趋势,尤其是 Facebook,从社群氛围观察中发现,除了币圈存量用户外,也有部分 BT 的使用者出于好奇对 BTT 项目进行了关注。

4、基于 BT 的受众面及用户积累,其自身是一款相对成熟的协议和产品。从披露进度来看,目前在 BTT 钱包整合、链下 / 链上功能完善等层面进行推进,预计于 2019 年 Q2 能通过参与早期用户测试观察到项目的实际成果。

就目前而言,尽管 BTT 在二级市场表现抢眼,但币改后的 BT 能否实现百万日活,依旧是个未知数,正如 BT 前高管莫里斯所言:真正去中心化的项目是相当复杂的,而且这种复杂程度会带来不菲的成本。

不管如何,BTT 都对商用 DApp 和商用公链产生巨大的探索价值,链圈和币圈的从业者都在拭目以待。 查看全部
a2930efbf69216f333e261c72144a704.jpg

594 亿枚 BTT 15 分钟内售罄,BTT 开盘暴涨 5 倍,最近一段时间,波场凭借 BTT 再次成为币圈焦点。

事实上,BTT 的火爆早在 8 个月前便埋下了伏笔。彼时,波场斥资 1.4 亿美元收购 BitTorrent (BT),创始人孙宇晨高调宣布:BT 与其超过十亿的全球安装用户正式成为波场生态的一部分,波场生态正式成为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互联网生态。

今年 1 月初,BT 宣布推出基于 TRON 协议的平台币 BTT。孙宇晨一如既往地卖力宣传,还拉上币安等合作伙伴,在寒冬中忙得热火朝天。

波场商务负责人 Roy Liu 透露,团队正在对 BT 进行币改,币改完成后的 BT 将是历史上第一个 DAU 超过百万级别的 DApp。

究竟是炒作,还是新一轮的「割韭菜」游戏?币改后的 BT 真的能实现百万日活吗?


BT 的三大用户群


首先思考一个问题:假如币改后的 BT 拥有百万日活,这些用户来自哪里?

据 BT 白皮书显示,BT 将基于波场网络发行总量为 9900 亿的 BTT 代币,并对 TRX 持有者进行空投,新的 BT 客户端将增加 BTT 内置钱包,用户在上传种子时若选择收费模式,则可以获得愿意付费 BTT 用户的收益。

e679b82a9c13120809a1057383dbfc38.jpg


在 BTT 分配方案中,代币持有者除 TRON 基金会(20%)、BitTorrent 生态(19.9%)、BT 团队(19%)、合作伙伴(4%)及各轮次投资者(17%)外,还将为 TRX 持有者、BitTorrent 用户空投,比例分别为 10.1%、10%。

由此可见,BTT 未来将拥有三大核心用户群:BitTorrent 用户、TRX 持有者、新进投资者。那么,这三大用户群能否支持起百万日活?

首先,BitTorrent 拥有庞大的用户基数,为百万日活 DApp 的构建打下了基础。

BitTorrent 公司拥有 BT 协议的控制权、两个最流行的客户端 BitTorrent 和 uTorrent,其官网显示,每个月有超过 1.7 亿人使用 BT 产品,BT 协议每天可以传输全球 40%的互联网流量。

地域分布上,据最新的 BT 白皮书统计,BitTorrent 协议在全球拥有超过 10 亿用户,其中在 19 个国家的用户均超过其互联网用户的 5%(近 6000 万),在 23 个国家分别拥有超过 100 万用户。

假如这组数据不含水分,即使放到互联网世界也相当亮眼,而这正是波场创始人孙宇晨所看重的。

bd3b2c4735bae7f28cd826b76f81243e.jpg


近日在接受采访时,孙宇晨表示,BT 的 1 亿活跃用户绝大多数不是币圈用户,但其属性与币圈用户高度重合,「首先他们对去中心化技术感兴趣,使用着 P2P 技术;其次用户以 25 到 35 岁的男性为主,在收到 BTT 空投后会去想:BTT 是什么?虚拟货币是什么?他们就会开始调查。」

不过,这些用户的最终转化率仍是个问号。区块链信用评级机构「大炮评级」指出,BitTorrent 原住民用户的转化具有不小挑战,BTT 的最大竞争者其实是 BT 自身,若原有网络一切需求仍然稳定,激励痛点不痛不痒,新扩展竞价模型的需求将缩水,并减弱 BTT 预期;而反过来说,若该模式有望发展成为行业中的杀手级应用,那么其对增量的引流,则意义重大。

对于新 DApp 的构建,TRX 持有者的规模同样不可小觑。据 Etherscan 统计,截至 2 月 1 日 15:00,TRX 持币用户为 1052341 人。

对比波场和 BT,一个为去中心化互联网搭建基础设施,构建全球范围内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一个是去中心化的协议,帮助用户分享与下载内容。

从二者的定位和用户属性看,的确存在很高的重合度,这也为 TRX 持有者的转化提供了可能,何况 BTT 会对 TRX 持有者连续空投 6 年,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用户留存和活跃度。

至于新进投资者,他们像既有的 TRX 持有者一样,对 BTT 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这在二级市场中得以表现:BTT 宣布空投后,TRX 逆市上扬,领跑主流币。与此同时,BTT 在币安 Launchpad 的众筹异常火爆,吸睛无数。

众交易所的助攻也让 BTT 蓄势待发。自 BTT 空投计划宣布后,各大交易所纷纷响应,目前的支持名单已包含币安、Bithumb、OKEx、火币等知名交易所,且在不断增加,既保证了 TRX 持有者顺利获得空投的 BTT,也会引起新进投资者的关注。

综合以上信息,BT 在用户端占尽先机,币改之后的新 DApp 值得期待。


百万日活的 3 道坎


实现百万日活非一日之功,波场和 BT 虽占据先天优势,但眼前起码还要跨过 3 道坎。

第一道坎是波场的 TPS。

在 BT 前高管莫里斯看来,波场所谓的 BTT 计划难以让人信服,最大的问题是波场的 TPS 无法满足 BT 点对点传输的需求。他曾对媒体吐槽:「你能听到的所有废话,比如波场 TPS 能达到 1 万次,鬼话连篇!」

的确,波场与 BT 的联盟考验着 TRON 网络的性能。然而,在接受采访时,孙宇晨称波场的 TPS 完全满足 BitTorrent 的需求:「我们目前的解决方案跟以太坊的雷电网络、比特币的闪电网络比较类似。我们有一个混合的解决方案,并不是 BitTorrent 每一笔文件碎片的传输都会上链,我们会先给它开启一个通道,然后等全部文件转完之后再把整体结果上链。」

如果真如孙宇晨所言,这或许又将影响安全性和去中心化程度。

第二道坎是运作模式。

业内分析指出,BitTorrent 作为一种内容分发协议,在过去十几年苦于商业模式不清晰,就算经过加密货币的渲染与改造,其根本目的也只是完成之前未竟的事业,即做国际版 CDN (内容分发网络),与之前迅雷的玩客云很像。

1589f0b4bb9fb0f8127d5d3153b12f0a.jpg


但在去年 9 月,迅雷已宣布将向链享云售让部分区块链业务,包括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在法律层面剥离链克,切割了与「币」有关的业务。加上国内监管趋严,链克已从绝大部分交易所下线,不少投资者在币价暴跌中被深度套牢。

对此,孙宇晨向记者表示,迅雷还称不上去中心化,且只在中国有用户,根本达不到全球去中心化的标准,而 BT 在全球 138 个国家都有超过 10 万以上的活跃用户,是高度的去中心化。

除此之外,他还强调波场的优势是拥有 BitTorrent 协议的控制权,这是迅雷做不到的。「我们的去中心化比迅雷强非常多,并且可以修改整个协议层。」

尽管如此,币改仍是一把双刃剑,虽然能起到激励作用,但无法摆脱加密货币市场的影响,如果收益稳定性较差,用户也很难一直买单。

第三道坎是版权问题。

有分析指出,虽然区块链应用会解决用户奖励机制的问题,但在版权等法律问题上,现在的 BTT 白皮书并没有提到有效的解决途径,BT 有可能成为「盗版世界的交易所」。

互联网观察家王冠雄则认为,区块链接入的 BT 技术下半场更具想象空间:资源提供者和版权方不再像 PC 时代成为被收割者,而是真正的获利者,他们的积极性一旦被充分调动,整个行业的潜能将被彻底激发。

不管如何,用区块链技术解决版权问题是项目方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除了以上 3 道坎外,如何打消公众对波场割韭菜的质疑、如何转变用户的付费习惯等等,都是项目方要解决的问题。


孙宇晨的真正目的


从收购 BT 到发行 BTT,孙宇晨一次次成功地引起币圈关注,其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在接受采访时,孙宇晨直言对 BT 信心十足,要倾团队之力打造成熊市的标杆项目。至于 BT 的定位,他认为首先是波场上的 DApp,但后期的作用会更大,包含三个方向的布局:

一是去中心化的带宽共享,借助 BTT 让下载更快;

二是去中心化的存储,类似 SIA、IPFS;

三是去中心化的内容分发网络,虽尚未写进白皮书,但已在后期的规划中。

至于 DApp 日活能否突破百万,以及这些计划能否最终实现,均有待于进一步观察,但这并不妨碍孙宇晨成为事实上的大赢家:按照 BTT 目前的价格(1 BTT=0.0005USD)计算,BTT 市值已逼近 5 亿美元,闯进市值榜 TOP20。

63f19e09c69d0295f05de48b753ac16a.jpg


近日,区块链信用评级机构「大炮评级」从项目基本面、团队基本面、社区媒体热度等维度对该项目进行了剖析,梳理如下:

1、波场早期定位偏向泛娱乐,与 BT 的结合有助于其内容板块的布局,BT 分布式网络的特性也与行业有着天然的耦合。但需要说明的是,BT 的整体功能其实完成度已经很高,币改更多是锦上添花而非创造新的刚需。

白皮书中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是「不会改变当前协议的工作方式」,不对已有用户做强制更新要求,而是让其自行选择是否使用集成新功能的客户端。可见,虽然 BitTorrent 公司目前被收购,但不成为该协作系统垄断者的态度不变。

2、原 BT 团队技术开发成员+波场团队部分成员的加入,组成目前的 BTT 团队,双方在开发、宣传 PR、运营等层面的配合是后续跟进的重点。

3、近期 BT 相关社交媒体及社群热度呈上升趋势,尤其是 Facebook,从社群氛围观察中发现,除了币圈存量用户外,也有部分 BT 的使用者出于好奇对 BTT 项目进行了关注。

4、基于 BT 的受众面及用户积累,其自身是一款相对成熟的协议和产品。从披露进度来看,目前在 BTT 钱包整合、链下 / 链上功能完善等层面进行推进,预计于 2019 年 Q2 能通过参与早期用户测试观察到项目的实际成果。

就目前而言,尽管 BTT 在二级市场表现抢眼,但币改后的 BT 能否实现百万日活,依旧是个未知数,正如 BT 前高管莫里斯所言:真正去中心化的项目是相当复杂的,而且这种复杂程度会带来不菲的成本。

不管如何,BTT 都对商用 DApp 和商用公链产生巨大的探索价值,链圈和币圈的从业者都在拭目以待。

ConsenSys :2019区块链的19个预测

观点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1-27 23:05 • 来自相关话题

从2015年末开始,ConsenSys对区块链行业会做出一年一度的预测。上星期,ConsenSys发布了对区块链行业2019年的预测。从这些文章里我们可以看到,有些预测是判断行业整体趋势的(去中心化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有些预测在每年都会写(监管、浏览器browers、数字身份),有些预测过于乐观(以太坊在2018年会超过2000美元,数字货币总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值得欣慰的是,对于2016年所做的所有预测,在2018年都基本实现了。

以下是全文翻译,有些地方做了省略。


1. 从2019年开始,第四次工业革命相较之前的革命会呈现指数级的增长率

这些流行的技术——人工智能、机器人、物联网、量子计算和生物技术,都会从概念阶段演变到应用阶段。而上述所有技术都将以区块链作为基础。

大公司都在部署区块链系统(沃尔玛、富达、Facebook、亚马逊、许多VC等),所以这一次工业革命将会快速发展。而与这次革命相关的利益方,不仅只有亿万富翁,每个人都可以参加利益分配。所以,“去中心化”会是这次工业革命发展的关键。


2. Token狂热时代的结束会导致更多高质量Token的涌现

1996到2006年间,85%以上的域名网站市值都归零了。互联网诞生的12年后,苹果公司在2008年7月推出了第一款App。






在如上图中,可以看出web2.0走向主流所花费的时间。

区块链产业也类似,2018年的ico是融资的新尝试,但还是非常早期。在2019年,我们将看到通证经济的进一步复杂化,通证中将进一步嵌入新的业务逻辑,这将使通证更具有实用性。区块链的应用会突破支付功能以社会无法想象的方式拓展。

设想一下,按分钟支付的就业协议,一种以编程方式禁止购买糖或咖啡因的食品券,领居间一种可以通证化的能源交换,然后这都是初步的想象。


3. 传统金融市场的波动会让投资者转移投资到数字资产

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稀缺商品通常被视为避风港。这也是桥水基金合伙人Ray Dalio的著名基金“All Weather”持有7.5%的黄金和7.5%的其他大宗商品以应对波动性增加,并对冲股票或债券的周期性风险的原因之一。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截至18年11月,德意志银行跟踪的70个资产类别中有90%的年度总回报为负值。相比之下,2017年仅有1%的资产类别产生负回报。在全球范围内,股票市场指数以金融危机以来最差的年度业绩收盘。

在这个紧缩周期中,许多人担心美国即将陷入衰退,预计投资数字货币的兴趣会增加。逆势观点可能是,在全球风险加剧状态下,投资者也可能因数字货币波动率过大而将它剔除出投资组合。


4.  传统的职业建议已经不再适用了

James Dale Davidson在1997年的‘The Sovereign Individual’中写到:在信息时代,'工作'将是一项任务,而不是'拥有'某个职位。现在,这个理念已经越来越接近现实了,区块链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之前的“共享经济”,Uber、Airbnb都作为中介提供了许多服务并获得了很多的利益。

下一代APP将提供类似的用户体验,但将分散用户的权益。价值和利益将从中介流向交易双方。这在以太坊上已经有所体现。

举例来说:

媒体:Civil (https://civil.co/ )18+新闻编辑室将许多编辑和记者聚集在一起,记者可以选择自己想要发布的渠道,摆脱广告商的利益控制。

音乐:Ujo (https://ujomusic.com/)超过1000名艺术家在这个平台上发布音乐,减少了对唱片公司和流媒体平台的依赖。

开源软件创造平台:Gitcoin (https://gitcoin.co/ )自2017年11月推出以来,共有17416名开发人员,为763名独立编码员提供了2690次完整交易。

环保:Bounties for the Ocean(https://bounties.network/) 全世界各地的个人和团队通过通证被激励去参与捡垃圾等环保事业。

区块链将直接影响“未来的工作” ,不仅仅获得一份工作,而是如何去中心化的、点对点地交换劳动力和价值。


5. 机构入场,过程缓慢但是这是肯定的事情

机构入场后,会关注这包括交易监管,保险,注册交易所,美元稳定币实时结算以及其他合适的投资工具。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以下是一些亮点:

托管Custody解决方案。富达数字资产(fidelity digital assets),野村控股(Nomura),北方信托(Northern Trust)等传统参与者将为基金设立基础设施,投资于许多资产类别和工具。

保险公司已开始为基金提供保险,并通过劳合社(Lloyd's of London)为区块链特定托管人提供信贷服务。保险金额将增加,我们可能会在年底前看到保险相关产品。

需求强规范的交易市场,OTC平台会越来越多。由DRW衍生品天才Don Wilson发起的ErisX(https://erisx.com/)将在2019年第二季度进一步完善机构数字资产交易。

现金结算期货合约扩展到实物交割合约。其中之一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母公司ICE,该公司计划本月与其数字资产交易所Bakkt联合推出其首批实物交割的数字资产期货合约。这些衍生品合约将提供远期定价曲线。

大量稳定币涌入市场,但有些会给机构带来监管风险。AML机制完善下,银行监管机构仍然可以追踪法币的流通。几个数字美元代币将进入市场。TrueDigitalHoldings(https://www.truedgtl.com/)和Signature Bank已经吸引了超过65家交易对手,这是一种针对中型银行的外汇解决方案,可以避免大型一级交易商银行收取的中间商费用。

HODL作为一种投资策略的日子已经结束了。有更聪明的人(和算法)高抛低吸。随着机构基础设施变得更加专业,投资工具的水平也在提高。DARMA Capital(https://darma.capital/)等公司利用这些机会,将区块链的专业知识与市场风险管理方法结合起来。


6. 不是一个杀手级的dApp,而是一个杀手级的生态系,会导致“乐高效应”“叠加”

由于BUIDLers的辛勤工作 - 开发者,产品经理,安全专家和企业家,区块链的基础设置建设也日渐成熟。这些要素使得构建去中心化应用成为可能, 包括浏览器,通证,钱包,掉期协议,大数据,市场,物联网协议,登记备案,域名服务,自从执行的法律协议等等,去中心化不会妨碍用户体验。我们将在2019年看到这种协同作用在许多突破性的dApp中体现出来。

此外,在2019年,我们将开始看到不同的项目开始协同合作,以共同创建基于以太坊的垂直行业。比如金融科技,提供数字资产保障方案Trustology,法币支付解决方案Adhara,财务报告系统Balanc3,可以创建一个整合堆栈,增强区块链平台和商业网络之间的互操作性。在从金融科技到音乐再到医疗保健的垂直市场中,“乐高积木”将开始“堆叠”到位。


7. ConsenSys 2.0的发展将继续令人震惊

早期,ConsenSys 1.0只是创建软件,没有正式发布平台,没有开发者工具。在过去的4年中,我们培训了数十万工程师,使数百万人意识到去中心化的力量,我们的分布式基础设施每天处理数十亿的请求。

ConsenSys 2.0标志着Web3的下一阶段。我们建立的工具和基础设施,融合的全球社区等闪耀的成果将与更大的以太坊和区块链生态系统想匹配。到2019年底,支持Web3的世界将会触手可及。


8. 区块链将引发全球银行业的效率大幅提升

全球金融的运作效率远低于大多数人的预期。许多工作仍然是纸质化实现,现有的数字工具提供的用户体验并不够好。

由ConsenSys构建并在Kaleido上运行的komgo (https://komgo.io/)等生产区块链实现迅速发展,以增加流畅的用户体验。去年,komgo连接了19个利益相关者,包括荷兰银行,法国巴黎银行,花旗,法国农业信贷集团,Gunvor,荷兰国际集团,科氏工业集团,麦格理银行,摩科瑞能源集团,三菱日联银行,法国外贸银行,荷兰合作银行,壳牌公司,通用验证和法国兴业银行,以协调贸易融资网络。

DrumG正在采取措施,为其主要合作伙伴Credit Suisse提供Titanium Network OTC共识数据的全面实时和可操作的端到端工作流程,该产品基于Enterprise Ethereum并在Microsoft Azure上运行。

今年,银行和机构将大大提高区块链的采用率,因为它们可以减少结算延迟,增强数据管理,减少纸质化工作流程,优化KYC流程并消除人为错误。区块链网络将在减少交易对手风险和欺诈方面实现巨大飞跃,允许公司主动管理风险,而不仅仅是后知后觉地应对风险。


9.  区块链中的UX / UI始终缺失

虽然2018年以太坊生态系统的这么多发展都集中在一些不被人关注的地方,但是用户对Dapp的体验还是最重要的。除了一些值得注意的例外,区块链中的设计已经落后于其协议的崇高愿望。这种情况将不再继续。

Rimble (https://rimble.consensys.design/),是一个设计精美的兼容区块链元素的开源工具箱之后,2019年将提出dApp的设计标准。随着更好的设计和更无缝的集成,下一代dApp将更完善用户体验。dApp将赶上Coinbase(第一个在区块链中提供了不错的用户体验),并且区块链UX将在2019年快速成熟。


10. FOAM的位置证明将开始挑战GPS

全球定位系统 (GPS )是一种被大多数人认可的实用程序,从谷歌地图到军事行动都无处不在。作为美国政府拥有的集中监视工具,GPS设备充满了问题,其中许多问题是区块链是可以解决的。

FOAM(https://www.foam.space/)等定位技术证明对GPS标准提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挑战。基于以太坊,FOAM的位置证明协议正在使用点对点网络和通证抵押模型来创建世界的实时地图,可用于跟踪从供应链到自动驾驶车辆的任何事物。


11. 全球监管将逐渐发展

在能够系统地防止欺诈并保护消费者和投资者之前,区块链技术无法发挥其全部潜力。这些问题也是监管机构和决策者关注的。

Brooklyn Project (https://thebkp.com/)是1500名律师的社区,监管机构等参与者已经一起就“消费者通证框架”一起合作,并已率先与美国和欧洲的政府机构对接。

Brooklyn Project与美国SEC等监管机构的合作令人激动,而全球各国都逐渐认识到支付和消费者效用通证等加密数字资产不一定是“证券”“或”金融工具。“ HB70在怀俄明州的通过是一个监管开始的信号,立法者正在迅速推进立法,为区块链行业的繁荣提供坚实的基础。2019年将看到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法规的重大变化。


12. 基于以太坊的去中心化金融服务将在2019年获得10倍用户增长

那些不了解加密抵押品的对冲基金,经常支付两位数的借贷利率,现在Maker DAO(https://makerdao.com/)上可以以每年低至0.5%利率借入。

Market Protocol(https://marketprotocol.io/)可让用户使用以太坊交易任何衍生品,例如苹果股票,石油或标准普尔500指数。

DX Exchange(https://dx.exchange/)使用纳斯达克的金融信息交换(FIX)协议,允许用户中交换代币化股票,包括亚马逊,百度,苹果,Facebook,谷歌,英特尔,微软,Netflix,Nvidia和特斯拉等。

CovenNetwork(https://coven.vc/)  TokenFoundry(https://tokenfoundry.com/)等项目正在打开以前只有风险投资公司才能进入的大门,而通证化证券(STO)的进一步发展将让全球更多普通投资者参与价值创造。


13. 无论以好的还是坏的方式,区块链会造成重要的社会影响

在2019年,区块链将在全球发生巨大变化和危机的时刻得到应用。区块链项目Project i2i,与联合银行合作推动菲律宾农村地区的金融发展,或Radiant Earth Foundation,在Kaleido上建立POC(最小化产品)为灾区的NGO(非政府组织)提供透明,可验证和开放的数据集。

在社会经济动荡时期,政府及其对手也会更多的用到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这在委内瑞拉和喀麦隆这样的地方已经很明显,发展中国家的许多人都会尝试使用数字资产来对抗恶性通货膨胀。


14. 区块链溯源将逐渐成为必须的事

一些严格的购物者将要求在食品、衣服和其他生活用品的供应链非常透明。现在,供应链过程是不透明的,而且往往效率极低。2018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记录了数十次食品召回,这些食品可能被沙门氏菌,李斯特菌,大肠杆菌甚至玻璃微粒污染。零售制造商和奢侈时尚品牌使用强迫劳动力来生产我们都购买的T恤和牛仔裤,而且往往生产过程中会破坏环境。

钻石生产商DeBeers的Tracr平台或Lane Crawford的Luxarity溯源平台,将成为零售品牌的行业标杆。像Viant(https://viant.io/)这样的平台处于这项技术的最前沿,使消费者能够确切地知道他们正在购买什么。即使是像沃尔玛这样的零售巨头也在区块链供应链溯源上取得了重大进展。


15. 云存储将去中心化以应对不断增加的黑客攻击和审查

2018年是数据泄露的一年,其中包括Facebook的用户数据被政客分析,万豪的5亿客人信息泄露以及4亿美元的Equifax信用泄露事件等。去中心化存储,如IPFS,Filecoin,Storj和Maidsafe 等项目,提供了避免集中式的数据陷阱,同时不牺牲用户隐私,信息访问和安全等日益重要的价值。去中心化云存储将成为Web3体验的支柱。


16. 非同质化代币会越来越富有创造性

互联网的兴起为艺术家创造了不同的可能,社交媒体使艺术家能够直接与粉丝进行交流。然而,音乐等媒体作品被抄袭阻碍了发展。通过以太坊和智能合约,现在可以发行独特的,可证明是稀缺的数字资产,轻松销售和追踪稀有艺术品的所有权。

SuperRare(https://superrare.co/)创造了一个艺术家系统,初级销售没有佣金,二级销售佣金为3%。此外,艺术家还获得了10%的二级销售佣金,如果继续在二级市场上交易,则会从交易中持续获得收入。

想象一下,创造一件艺术品,每当它从出售一次,你将自动获得10%的佣金。这是嵌入在数字资产中智能合约的力量。


17. 随着Web3的发展,用户将不再依赖Facebook和Google

uPort(https://www.uport.me/) Metamask(https://metamask.io/)和Opera等技术,使用户能够更好地管理自己的数字身份,这也是Web 3.0的核心应用。以下是Web3的工作原理:用户不会登录Google Chrome,Safari或Facebook等应用程序,而是登录他们自己拥有的经过加密认证的个人浏览器。“Tim浏览器”,“Anne浏览器”或“Sue浏览器”将是开源软件,由网络参与者审核并通过某种类型的生物识别确认启用,无论是拇指印刷还是虹膜扫描。自我主权身份将被融入我们的浏览器。用户将拥有“数字护照”,能够在Web3上建立声誉体系并与经济体互动而无需牺牲隐私,价值或安全性。


18. 地缘政治的不稳定性将增加对去中心化基础设施的需求

全球各地日益加剧的政治紧张局势,从巴黎骚乱到英国脱欧,以及巴西动荡的选举和美国政府关闭,都将继续造成不稳定和不确定性。随着对主权国家安全的信任继续受到质疑,一种不依赖于国家或领导人的技术将变得更具吸引力。现在,超过17亿成年人仍然没有银行账户,世界上有多达50%的人口生活在专制政权之下。在2019年,去中心化技术不再作为一种快速致富的投机方式,而是作为一种解决方案,让所有人表达、传递自己的观点。


19. 想象一下:Web 3.0将使用IMPAKT构建

使用一个简单的类比,如果互联网开始于1996年,那今年对于区块链产业来说还是1995年。我们还是处于非常早期的时代。随着加密市场2017年的非理性繁荣以及随后的2018年的低迷,Web 3.0所需的基础设施,IMPAKT,已经实现,并将成为下一波发展和成功的支柱。

IMPAKT:

    Infura(https://infura.io/)提供可扩展的区块链基础设施,每天100亿次请求,每月传输2.5 PB数据,50,000多名开发人员和dApp服务。

    以太坊浏览器扩展程序Metamask(https://metamask.io/)已经获得了超过100万次下载,这是第一次将许多用户连接到去中心化网络。

    PegaSys(https://pegasys.tech/)正在为企业推出以太坊服务,并发布了基于Java的开源和企业级客户端,以支持和扩展以太坊主网。

    Alethio(https://aleth.io/)正在为以太坊网络提供精彩的实时数据分析。

    Kaleido(https://kaleido.io/)与亚马逊的合作为blockchain-as-a-service开辟了全球市场。

    Truffle(https://truffleframework.com/)的开发工具套件已被下载超过100万次......在全球智能合约创建领域这是被使用最多的。


往期文章如下:

2016年原文链接:

https://medium.com/@ConsenSys/16-blockchain-technology-predictions-of-2016-2ff0f538895a

2017年原文链接:

https://media.consensys.net/2017-blockchain-predictions-dcc38066a937

2018年原文链接:

https://media.consensys.net/18-predictions-for-2018-7a376ea7bd4b


本文来源:复旦区块链

原文链接:https://media.consensys.net/welcome-to-the-fourth-industrial-revolution-19-blockchain-predictions-for-2019-8b2e542bf86a 查看全部
th.jpeg

从2015年末开始,ConsenSys对区块链行业会做出一年一度的预测。上星期,ConsenSys发布了对区块链行业2019年的预测。从这些文章里我们可以看到,有些预测是判断行业整体趋势的(去中心化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有些预测在每年都会写(监管、浏览器browers、数字身份),有些预测过于乐观(以太坊在2018年会超过2000美元,数字货币总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值得欣慰的是,对于2016年所做的所有预测,在2018年都基本实现了。

以下是全文翻译,有些地方做了省略。


1. 从2019年开始,第四次工业革命相较之前的革命会呈现指数级的增长率

这些流行的技术——人工智能、机器人、物联网、量子计算和生物技术,都会从概念阶段演变到应用阶段。而上述所有技术都将以区块链作为基础。

大公司都在部署区块链系统(沃尔玛、富达、Facebook、亚马逊、许多VC等),所以这一次工业革命将会快速发展。而与这次革命相关的利益方,不仅只有亿万富翁,每个人都可以参加利益分配。所以,“去中心化”会是这次工业革命发展的关键。


2. Token狂热时代的结束会导致更多高质量Token的涌现

1996到2006年间,85%以上的域名网站市值都归零了。互联网诞生的12年后,苹果公司在2008年7月推出了第一款App。

201901271243232625.jpg


在如上图中,可以看出web2.0走向主流所花费的时间。

区块链产业也类似,2018年的ico是融资的新尝试,但还是非常早期。在2019年,我们将看到通证经济的进一步复杂化,通证中将进一步嵌入新的业务逻辑,这将使通证更具有实用性。区块链的应用会突破支付功能以社会无法想象的方式拓展。

设想一下,按分钟支付的就业协议,一种以编程方式禁止购买糖或咖啡因的食品券,领居间一种可以通证化的能源交换,然后这都是初步的想象。


3. 传统金融市场的波动会让投资者转移投资到数字资产

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稀缺商品通常被视为避风港。这也是桥水基金合伙人Ray Dalio的著名基金“All Weather”持有7.5%的黄金和7.5%的其他大宗商品以应对波动性增加,并对冲股票或债券的周期性风险的原因之一。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截至18年11月,德意志银行跟踪的70个资产类别中有90%的年度总回报为负值。相比之下,2017年仅有1%的资产类别产生负回报。在全球范围内,股票市场指数以金融危机以来最差的年度业绩收盘。

在这个紧缩周期中,许多人担心美国即将陷入衰退,预计投资数字货币的兴趣会增加。逆势观点可能是,在全球风险加剧状态下,投资者也可能因数字货币波动率过大而将它剔除出投资组合。


4.  传统的职业建议已经不再适用了

James Dale Davidson在1997年的‘The Sovereign Individual’中写到:在信息时代,'工作'将是一项任务,而不是'拥有'某个职位。现在,这个理念已经越来越接近现实了,区块链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之前的“共享经济”,Uber、Airbnb都作为中介提供了许多服务并获得了很多的利益。

下一代APP将提供类似的用户体验,但将分散用户的权益。价值和利益将从中介流向交易双方。这在以太坊上已经有所体现。

举例来说:

媒体:Civil (https://civil.co/ )18+新闻编辑室将许多编辑和记者聚集在一起,记者可以选择自己想要发布的渠道,摆脱广告商的利益控制。

音乐:Ujo (https://ujomusic.com/)超过1000名艺术家在这个平台上发布音乐,减少了对唱片公司和流媒体平台的依赖。

开源软件创造平台:Gitcoin (https://gitcoin.co/ )自2017年11月推出以来,共有17416名开发人员,为763名独立编码员提供了2690次完整交易。

环保:Bounties for the Ocean(https://bounties.network/) 全世界各地的个人和团队通过通证被激励去参与捡垃圾等环保事业。

区块链将直接影响“未来的工作” ,不仅仅获得一份工作,而是如何去中心化的、点对点地交换劳动力和价值。


5. 机构入场,过程缓慢但是这是肯定的事情

机构入场后,会关注这包括交易监管,保险,注册交易所,美元稳定币实时结算以及其他合适的投资工具。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以下是一些亮点:

托管Custody解决方案。富达数字资产(fidelity digital assets),野村控股(Nomura),北方信托(Northern Trust)等传统参与者将为基金设立基础设施,投资于许多资产类别和工具。

保险公司已开始为基金提供保险,并通过劳合社(Lloyd's of London)为区块链特定托管人提供信贷服务。保险金额将增加,我们可能会在年底前看到保险相关产品。

需求强规范的交易市场,OTC平台会越来越多。由DRW衍生品天才Don Wilson发起的ErisX(https://erisx.com/)将在2019年第二季度进一步完善机构数字资产交易。

现金结算期货合约扩展到实物交割合约。其中之一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母公司ICE,该公司计划本月与其数字资产交易所Bakkt联合推出其首批实物交割的数字资产期货合约。这些衍生品合约将提供远期定价曲线。

大量稳定币涌入市场,但有些会给机构带来监管风险。AML机制完善下,银行监管机构仍然可以追踪法币的流通。几个数字美元代币将进入市场。TrueDigitalHoldings(https://www.truedgtl.com/)和Signature Bank已经吸引了超过65家交易对手,这是一种针对中型银行的外汇解决方案,可以避免大型一级交易商银行收取的中间商费用。

HODL作为一种投资策略的日子已经结束了。有更聪明的人(和算法)高抛低吸。随着机构基础设施变得更加专业,投资工具的水平也在提高。DARMA Capital(https://darma.capital/)等公司利用这些机会,将区块链的专业知识与市场风险管理方法结合起来。


6. 不是一个杀手级的dApp,而是一个杀手级的生态系,会导致“乐高效应”“叠加”

由于BUIDLers的辛勤工作 - 开发者,产品经理,安全专家和企业家,区块链的基础设置建设也日渐成熟。这些要素使得构建去中心化应用成为可能, 包括浏览器,通证,钱包,掉期协议,大数据,市场,物联网协议,登记备案,域名服务,自从执行的法律协议等等,去中心化不会妨碍用户体验。我们将在2019年看到这种协同作用在许多突破性的dApp中体现出来。

此外,在2019年,我们将开始看到不同的项目开始协同合作,以共同创建基于以太坊的垂直行业。比如金融科技,提供数字资产保障方案Trustology,法币支付解决方案Adhara,财务报告系统Balanc3,可以创建一个整合堆栈,增强区块链平台和商业网络之间的互操作性。在从金融科技到音乐再到医疗保健的垂直市场中,“乐高积木”将开始“堆叠”到位。


7. ConsenSys 2.0的发展将继续令人震惊

早期,ConsenSys 1.0只是创建软件,没有正式发布平台,没有开发者工具。在过去的4年中,我们培训了数十万工程师,使数百万人意识到去中心化的力量,我们的分布式基础设施每天处理数十亿的请求。

ConsenSys 2.0标志着Web3的下一阶段。我们建立的工具和基础设施,融合的全球社区等闪耀的成果将与更大的以太坊和区块链生态系统想匹配。到2019年底,支持Web3的世界将会触手可及。


8. 区块链将引发全球银行业的效率大幅提升

全球金融的运作效率远低于大多数人的预期。许多工作仍然是纸质化实现,现有的数字工具提供的用户体验并不够好。

由ConsenSys构建并在Kaleido上运行的komgo (https://komgo.io/)等生产区块链实现迅速发展,以增加流畅的用户体验。去年,komgo连接了19个利益相关者,包括荷兰银行,法国巴黎银行,花旗,法国农业信贷集团,Gunvor,荷兰国际集团,科氏工业集团,麦格理银行,摩科瑞能源集团,三菱日联银行,法国外贸银行,荷兰合作银行,壳牌公司,通用验证和法国兴业银行,以协调贸易融资网络。

DrumG正在采取措施,为其主要合作伙伴Credit Suisse提供Titanium Network OTC共识数据的全面实时和可操作的端到端工作流程,该产品基于Enterprise Ethereum并在Microsoft Azure上运行。

今年,银行和机构将大大提高区块链的采用率,因为它们可以减少结算延迟,增强数据管理,减少纸质化工作流程,优化KYC流程并消除人为错误。区块链网络将在减少交易对手风险和欺诈方面实现巨大飞跃,允许公司主动管理风险,而不仅仅是后知后觉地应对风险。


9.  区块链中的UX / UI始终缺失

虽然2018年以太坊生态系统的这么多发展都集中在一些不被人关注的地方,但是用户对Dapp的体验还是最重要的。除了一些值得注意的例外,区块链中的设计已经落后于其协议的崇高愿望。这种情况将不再继续。

Rimble (https://rimble.consensys.design/),是一个设计精美的兼容区块链元素的开源工具箱之后,2019年将提出dApp的设计标准。随着更好的设计和更无缝的集成,下一代dApp将更完善用户体验。dApp将赶上Coinbase(第一个在区块链中提供了不错的用户体验),并且区块链UX将在2019年快速成熟。


10. FOAM的位置证明将开始挑战GPS

全球定位系统 (GPS )是一种被大多数人认可的实用程序,从谷歌地图到军事行动都无处不在。作为美国政府拥有的集中监视工具,GPS设备充满了问题,其中许多问题是区块链是可以解决的。

FOAM(https://www.foam.space/)等定位技术证明对GPS标准提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挑战。基于以太坊,FOAM的位置证明协议正在使用点对点网络和通证抵押模型来创建世界的实时地图,可用于跟踪从供应链到自动驾驶车辆的任何事物。


11. 全球监管将逐渐发展

在能够系统地防止欺诈并保护消费者和投资者之前,区块链技术无法发挥其全部潜力。这些问题也是监管机构和决策者关注的。

Brooklyn Project (https://thebkp.com/)是1500名律师的社区,监管机构等参与者已经一起就“消费者通证框架”一起合作,并已率先与美国和欧洲的政府机构对接。

Brooklyn Project与美国SEC等监管机构的合作令人激动,而全球各国都逐渐认识到支付和消费者效用通证等加密数字资产不一定是“证券”“或”金融工具。“ HB70在怀俄明州的通过是一个监管开始的信号,立法者正在迅速推进立法,为区块链行业的繁荣提供坚实的基础。2019年将看到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法规的重大变化。


12. 基于以太坊的去中心化金融服务将在2019年获得10倍用户增长

那些不了解加密抵押品的对冲基金,经常支付两位数的借贷利率,现在Maker DAO(https://makerdao.com/)上可以以每年低至0.5%利率借入。

Market Protocol(https://marketprotocol.io/)可让用户使用以太坊交易任何衍生品,例如苹果股票,石油或标准普尔500指数。

DX Exchange(https://dx.exchange/)使用纳斯达克的金融信息交换(FIX)协议,允许用户中交换代币化股票,包括亚马逊,百度,苹果,Facebook,谷歌,英特尔,微软,Netflix,Nvidia和特斯拉等。

CovenNetwork(https://coven.vc/)  TokenFoundry(https://tokenfoundry.com/)等项目正在打开以前只有风险投资公司才能进入的大门,而通证化证券(STO)的进一步发展将让全球更多普通投资者参与价值创造。


13. 无论以好的还是坏的方式,区块链会造成重要的社会影响

在2019年,区块链将在全球发生巨大变化和危机的时刻得到应用。区块链项目Project i2i,与联合银行合作推动菲律宾农村地区的金融发展,或Radiant Earth Foundation,在Kaleido上建立POC(最小化产品)为灾区的NGO(非政府组织)提供透明,可验证和开放的数据集。

在社会经济动荡时期,政府及其对手也会更多的用到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这在委内瑞拉和喀麦隆这样的地方已经很明显,发展中国家的许多人都会尝试使用数字资产来对抗恶性通货膨胀。


14. 区块链溯源将逐渐成为必须的事

一些严格的购物者将要求在食品、衣服和其他生活用品的供应链非常透明。现在,供应链过程是不透明的,而且往往效率极低。2018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记录了数十次食品召回,这些食品可能被沙门氏菌,李斯特菌,大肠杆菌甚至玻璃微粒污染。零售制造商和奢侈时尚品牌使用强迫劳动力来生产我们都购买的T恤和牛仔裤,而且往往生产过程中会破坏环境。

钻石生产商DeBeers的Tracr平台或Lane Crawford的Luxarity溯源平台,将成为零售品牌的行业标杆。像Viant(https://viant.io/)这样的平台处于这项技术的最前沿,使消费者能够确切地知道他们正在购买什么。即使是像沃尔玛这样的零售巨头也在区块链供应链溯源上取得了重大进展。


15. 云存储将去中心化以应对不断增加的黑客攻击和审查

2018年是数据泄露的一年,其中包括Facebook的用户数据被政客分析,万豪的5亿客人信息泄露以及4亿美元的Equifax信用泄露事件等。去中心化存储,如IPFS,Filecoin,Storj和Maidsafe 等项目,提供了避免集中式的数据陷阱,同时不牺牲用户隐私,信息访问和安全等日益重要的价值。去中心化云存储将成为Web3体验的支柱。


16. 非同质化代币会越来越富有创造性

互联网的兴起为艺术家创造了不同的可能,社交媒体使艺术家能够直接与粉丝进行交流。然而,音乐等媒体作品被抄袭阻碍了发展。通过以太坊和智能合约,现在可以发行独特的,可证明是稀缺的数字资产,轻松销售和追踪稀有艺术品的所有权。

SuperRare(https://superrare.co/)创造了一个艺术家系统,初级销售没有佣金,二级销售佣金为3%。此外,艺术家还获得了10%的二级销售佣金,如果继续在二级市场上交易,则会从交易中持续获得收入。

想象一下,创造一件艺术品,每当它从出售一次,你将自动获得10%的佣金。这是嵌入在数字资产中智能合约的力量。


17. 随着Web3的发展,用户将不再依赖Facebook和Google

uPort(https://www.uport.me/) Metamask(https://metamask.io/)和Opera等技术,使用户能够更好地管理自己的数字身份,这也是Web 3.0的核心应用。以下是Web3的工作原理:用户不会登录Google Chrome,Safari或Facebook等应用程序,而是登录他们自己拥有的经过加密认证的个人浏览器。“Tim浏览器”,“Anne浏览器”或“Sue浏览器”将是开源软件,由网络参与者审核并通过某种类型的生物识别确认启用,无论是拇指印刷还是虹膜扫描。自我主权身份将被融入我们的浏览器。用户将拥有“数字护照”,能够在Web3上建立声誉体系并与经济体互动而无需牺牲隐私,价值或安全性。


18. 地缘政治的不稳定性将增加对去中心化基础设施的需求

全球各地日益加剧的政治紧张局势,从巴黎骚乱到英国脱欧,以及巴西动荡的选举和美国政府关闭,都将继续造成不稳定和不确定性。随着对主权国家安全的信任继续受到质疑,一种不依赖于国家或领导人的技术将变得更具吸引力。现在,超过17亿成年人仍然没有银行账户,世界上有多达50%的人口生活在专制政权之下。在2019年,去中心化技术不再作为一种快速致富的投机方式,而是作为一种解决方案,让所有人表达、传递自己的观点。


19. 想象一下:Web 3.0将使用IMPAKT构建

使用一个简单的类比,如果互联网开始于1996年,那今年对于区块链产业来说还是1995年。我们还是处于非常早期的时代。随着加密市场2017年的非理性繁荣以及随后的2018年的低迷,Web 3.0所需的基础设施,IMPAKT,已经实现,并将成为下一波发展和成功的支柱。

IMPAKT:

    Infura(https://infura.io/)提供可扩展的区块链基础设施,每天100亿次请求,每月传输2.5 PB数据,50,000多名开发人员和dApp服务。

    以太坊浏览器扩展程序Metamask(https://metamask.io/)已经获得了超过100万次下载,这是第一次将许多用户连接到去中心化网络。

    PegaSys(https://pegasys.tech/)正在为企业推出以太坊服务,并发布了基于Java的开源和企业级客户端,以支持和扩展以太坊主网。

    Alethio(https://aleth.io/)正在为以太坊网络提供精彩的实时数据分析。

    Kaleido(https://kaleido.io/)与亚马逊的合作为blockchain-as-a-service开辟了全球市场。

    Truffle(https://truffleframework.com/)的开发工具套件已被下载超过100万次......在全球智能合约创建领域这是被使用最多的。


往期文章如下:

2016年原文链接:

https://medium.com/@ConsenSys/16-blockchain-technology-predictions-of-2016-2ff0f538895a

2017年原文链接:

https://media.consensys.net/2017-blockchain-predictions-dcc38066a937

2018年原文链接:

https://media.consensys.net/18-predictions-for-2018-7a376ea7bd4b


本文来源:复旦区块链

原文链接:https://media.consensys.net/welcome-to-the-fourth-industrial-revolution-19-blockchain-predictions-for-2019-8b2e542bf86a

摇钱树or资本弃儿?Dapp生死局

市场odaily 发表了文章 • 2019-01-17 11:21 • 来自相关话题

在第一款 DApp 游戏拿到数百万的日流水后,王柯毅然带着团队主动杀进了区块链的 DApp 世界,成为 DApp 游戏探索的先头部队。

那是他的高光时刻。

“当时产生了一种币圈真的能暴富、区块链绝对能改变世界的狂热,那种金钱的刺激,会让你觉得不行,我要all in这个领域。”

一年后,当王珂的几款 DApp 先后陷入资金和日活的困境,他才发现,之前的“繁华”不过都是一种错觉。

牛凤轩在 DApp 行业早期入局,这期间,他创办了 DappReview ,最开始的愿景是面向 c 端做社区和应用分发。

但真正扎根 DApp 领域研究后,牛凤轩发现,DApp 的 c 端用户量难以满足这个商业逻辑。

更严峻的是,市场上没有持续的高质量 DApp 输出。再冷观当前的 DApp 市场,入场一年后的他只剩下一句感慨:“无论在性能上,还是在用户规模上,现在入场做工具型 DApp,还为时过早。”

“第一批以太坊上的 DApp 开发者很多都离场了,还有一小部分在坚持,但也是‘下海’到 EOS 和 TRON 的‘菠菜’类游戏,试图赚一些现金流。”牛凤轩说。

但事实上,除了传统类 DApp 应用外,市场当前最大的风口——“菠菜”应用,也逐渐走到了尽头。

围墙外面的人挤破了头想进来收割最后一茬韭菜,但围墙里面,早已弹尽粮绝,开发者们在迷雾中,找不到逃生之门。

 
落幕前的高光时刻
 

回到一年前,王柯刚刚入圈。

彼时加密猫类游戏刚刚兴盛,王柯花了 20 个小时写出了一个以太坊上的 DApp 卡牌游戏。

这款游戏卡牌限量发行,最火的卡牌角色,一度被炒到了 50 个 ETH。

那时候,ETH 的均价还在 1 万元左右。即便价格不菲,但市场对收集类 DApp 的狂热是难以想象的。

王柯算过一笔账,光景最好的时候,这款卡牌DApp的日流水能达到数百万元。固然后来有做出过流水更高的 DApp,但是回忆起来,王柯还是觉得,做卡牌应用时的震撼感最强。

用王柯的话来说,开发一款互联网产品,需要经历各种打磨,各种数据运维的付出,短则数月长则两至三年甚至更久。

但区块链圈子则不然,周遭充斥着暴富、金钱刺激的狂热的氛围。

在风口上,猪都能够飞起来。加密猫兴盛之时,正值区块链的风口,DApp 和游戏正是这个风口上遍天飞翔的猪。

来自三言财经的数据显示,近三个月来,DApp 的新增数量几乎超过了 2015 年到 2017 年上半年的总和。从2017年7月开始到 2018 年 11 月,DApp 几乎实现了指数性的增长。DApp 的类目逐渐增加,从最早期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游戏、存储类 DApp 逐渐衍生出了社交、资讯、电商、保险、安全等多个领域。

即便当下区块链技术尚未成熟,不少从业者也想用“区块链解决一切痛点”的逻辑讲故事,让应用先行,期冀投资人买单,幻想区块链能借 DApp 应用导入一波开发者,让应用早日落地。

彼时的王柯萌生了“all in”区块链的想法:“一张卡能卖18万?人傻钱多,遍地都是钱,就这么简单。”

 
好应用成为资本“弃儿”
 

但真正“all in”DApp 后,王柯才发觉,这些繁华不过都是一种错觉。

在整个 DApp 发展的一年里,王柯的团队几乎尝试过了所有类型的 DApp。但每两个月再往前复盘时,王柯都觉得“自己当时做错了”。

这一切都源于 DApp 变革得太快。

这期间,王柯仍以游戏制作人的心态做布局,他想把真正的游戏往区块链上搬,在游戏机制设计、UI 设计等方面打出时间差优势。

但没想到的是,即便在如此缜密的战略布局下,那些 DApp 的生命周期也不长久。

与此同时,一批来自币圈的力量正在进军 DApp。在王柯看来,这股力量主要是看准了“菠菜”、资金盘机会入场的人。

就像是星际动漫里面的“虫群”,如果不变成他们,你会被吞噬地一干二净。

伴随着币圈人的入场,王柯看到的是,DApp 世界演变得越来越鱼龙混杂,一部分自持清高的开发者离场,一部分开发者则选择被“虫群”同化。

“从币圈进场的这拨人,搞过交易所,搞过 ICO,甚至还搞过媒体,最后都把这些行业搅成一滩浑水,现在他们盯上了 DApp 领域,我的内心是很慌的。”王柯陷入了无边的恐惧和焦虑。

区块链世界里的所有人都在追着风口疯狂奔跑,当随便写个代码都能遍地捡钱的时候,谁又愿意再耗费时间去打磨好的游戏呢?

“大家都想着快点赚钱,好玩能怎么样?好玩能赚钱吗?好玩是需要开发一年甚至更久的。”

打磨一款正儿八经的游戏,所需的资金或高达百万级别。当整个币圈、链圈、互联网圈的基金都没钱的时候,资本也想要投资回报快、风险更低的项目,这时候,需要花费长时间打磨的“好玩”的应用却成为了资本的“弃儿”。

渐渐的,王柯对 DApp 游戏的开发前景越来越悲观:“没人想认真做游戏了。”

 
艰难求生,无奈切割
 

在游戏 DApp 看不到前景后,王柯开始转向了其他类型的 DApp 开发,不久后,他结合 ugc 与区块链的契合点,开发出了一款社交电商 DApp 应用,想用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结合社交电商的商业逻辑。

即便当下区块链技术尚未成熟,王柯依旧想要奔着未来的方向去立这个项:“如果老是像我之前一样,20 个小时随便做个东西就能赚很多钱,那这个世界就要完了。”

这一回,在黑暗中探索的他,似乎又看到了走向出口的光。就在王柯努力探索新领域的时候,熊市来了,资本在寒冬中走得更快了。

没有人说得准熊市什么时候能结束,也没人敢再挥霍手上的资金了。于是,装死、不出手成了资本活下去的保守法则,资本方面大大减少了出手频次,甚至转向投资回报更快、周期更短的项目。

王柯的社交电商类 DApp 做出了 demo 版本,但直到现在都没有拿到一笔融资。而另一边,浮躁的市场也在对王柯的团队施加重压。

王柯坦言,自己的社交电商项目更像是一个战略性的、面向未来市场的项目,回报时间可能需要两至三年,甚至更久。但他深知,自己的团队辛辛苦苦三年,收益或许都不一定比得上那些做资金盘、做“菠菜”的团队多。

“有的项目一天挣一百万,对于项目经理、开发人员来说,外面的诱惑太大了。一天真的有 100 万利润的菠菜应用,人家也不在乎开个 5 万块钱的工资,但我怎么开啊?原本我还能坚持一年左右的事情,现在直接就得倒闭了。”

王柯连说服项目负责人老老实实干活都很难,更多的时候,他只能祈祷自己的项目经理不要跳槽也不要离职。

他被迫走到了选择的分叉口。如果继续以游戏开发公司的名义运作战略性业务,那公司的财务营收上将变为亏损负值。这样一来,公司的融资、运转将在寒冬下变得更加艰难。

而如果将社交电商 DApp 等几个战略性项目剥离出游戏开发公司,意味着项目需要自负盈亏,融不到钱的当下,王柯只能依靠自有资金维持其运作。

“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把独立出来的项目,用自己有资金先坚持一段时间,然后看资本环境会不会有好转,看这个市场是不是一直这样只做短期不看长期。”

9月份,王柯把社交电商项目正式与原游戏开发团队剥离。

“大不了就自己认栽,亏了一笔钱之后,这件事就没了。”

即便预感到自己手上的战略级项目极有可能会夭折,但王柯依旧不想放弃,他依旧在赌,赌市场的回温,赌伯乐慧眼发掘,赌区块链世界的正向变化。

 
“猪”也到了危险的时候
 

半年前,张一丁杀进了“菠菜”竞猜领域,那时“菠菜” DApp 仍是红海一片。

从一开始,他就是只想来收割一波快钱。

几乎所有的代码都是开源的,项目方所要做的,不过是“抄袭”一份更好的代码,进行简单代码修改,更改代码设置。

不到一个月,张一丁的团队就开发出了第一个“菠菜”类 DApp 应用。DApp 上线的一个星期内,就收回了成本。

“菠菜”项目方做庄,等待赌徒上门。和张一丁一样,不少团队在当时仅靠流水抽成就可以养活整个团队。

回顾 DApp 这一年,DApp 市场的变化来得快、走得也快。

2 月,加密猫掀起养成热潮,百度等巨头公司们纷纷入场,布局区块链游戏 DApp;7 月,FOMO3D 走红,DApp 成为了资金盘的天下;9 月,EOS 上的“菠菜”应用兴起,DApp 风口又跑到了“菠菜”竞猜应用上……但如今,“菠菜”应用也没能跑赢这场比赛。

伴随着数字货币熊市的影响,现在,张一丁手上的两个“菠菜”应用再也没有以前火热了,最高点的时候日活近400人,而现在不过40人,日活几乎可以算到了冰点。

“大家懒得玩了,因为玩到最后就赚几个EOS也就几十块钱,根本就没动力了。”

一边是盈利的急剧缩水,另一边维护 DApp 依旧需要付出一定的运维成本,权衡之下,张一丁选择暂缓“菠菜”应用业务。

“这个市场就是这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身边好几个做‘菠菜’的朋友都回家卖特产去了。”

即便在这样的市场行情下,依旧有团队在不断入场做 DApp。

对于孙浩然而言,钱是最好的风向标,哪里有钱挣,团队就冲向哪里。从 FOMO3D 到“菠菜”应用,孙浩然的团队几乎没有错过任何一个小风口,也因此积累了一部分资金。

专职“蹭热点”的孙浩然则依旧扎根在“菠菜”DApp 领域。一方面,做“菠菜”游戏的回本时间比较短;另一方面,对于 DAPP 开发者来说,看不到商业化前景的情况下,做“菠菜”和资金盘 DAPP 是在打一张最保险的牌。

对于市场行情的判断,孙浩然有一套自己的思路:“投资的 ev 是负数,赌博的 ev 无限接近于零,所以按照统计学来说,此刻,赌博的收益>投资的收益。因此,即使炒币行业不景气了,依旧还有一波赌徒在玩游戏。”

“即便是做‘菠菜’应用,也要设计出一套与别人不同的机制,不能一味地做别人做过的东西。”在孙浩然看来,熊市下团队之所以会在浪潮中死掉,根本原因是他们不想要创新。在熊市下,做风口上的猪”,也没那么简单,要学着做“更聪明的猪”了。

“‘菠菜’DApp 的红利期已过,现在真正赚钱的只有头部的那么十来个 DApp。”牛凤轩与孙浩然持相同的观点,在他看来,即便是做简单粗暴的菠菜 DApp,现在竞争也是十分激烈。

市场对于新入场的菠菜开发团队有了新的要求,玩法要新颖;团队运营能力要强;安全性上有所保证。

 
下一站是什么?
 

2018 年年初,中国的游戏行业寒冬初露端倪,对于游戏行业的从业者而言,游戏行业的萎缩显而易见。

而在今年 2 月,加密猫带来了极大的话题性,同时打开了 DApp 的大门。人们首次发现,智能合约除了可以用来发币外,还能够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尽管加密猫并不具备多高的可玩性,但却为区块链世界带来了新的关注热度。

一时间,大量主流游戏的从业者、引擎方进军区块链,想要转型走向区块链游戏,在区块链市场里分一杯羹。

但一年后,伴随着从业者离场,人们渐渐意识到,区块链世界存量用户有限,且增量用户难以获取,如私钥、chrome 插件、gas 费等陌生的词汇的集成,也使得用户被挡在了区块链的大门之外。

DAppReview 根据 11 月所有活跃 DApp 合约的全量交易数据计算得到,11 月活跃 DApp 数量为 174 个,DApp 用户总数有 15.7 万,而 DApp 活跃用户总数仅有 3.7 万。

尽管当下 DApp 应用为数不多的日活大量被菠菜类应用包揽,但在展望 DApp 的未来时,Odaily星球日报采访到的几位从业者意外地给出了一致的观点——游戏类 DApp 依旧会是区块链世界的下一站。

Dapp 应用商店 BeeStore 创始人江占钫在对 DApp 行业的观察中则得出了这样的观点:“目前这个阶段大家看到的可能是价值性稍微大于趣味性,投机性大于可玩性。但‘菠菜’类的爆发只是区块链游戏的试水和预热,但是从长远来看,游戏一定会是引爆区块链整个 DApp 生态的最主要引擎。”

在牛凤轩看来,如游戏的泛娱乐类应用会先吸引更多的主流用户走入区块链圈子中。

游戏并非严肃的品类。从本质上来看,游戏更多是一种用来杀时间、消遣的应用类型。对于用户而言,游戏的接受门槛相对低且容错性高。而以社交等品类 DApp 举例,当用户考虑到要切换到去中心化的版本的微信上管理自己的社交时,这就变成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选择。

去中心化的应用会更快、更方便吗?在当下的性能环境下,答案或许是否定的。但无论是去中心化的游戏还是中心化的游戏,游戏品类之间的替代关系并没有如此强烈。

“如果短期内连游戏都这样,用户接受门槛最低的 DApp 都爆发不了,那么对性能要求更高的工具类 DApp 来说,爆发只会更滞后,或许都不一定会爆发。”

反观十年前的互联网,苹果在 2007 推出了第一款手机,苹果商店里面的游戏多是都是一些玩法相对简单的小游戏,即便在当时,PC 端上已经出现了非常多画面精良、玩法复杂的游戏,但 APP Store 中的傻瓜小游戏却依旧保证着很高的下载量和广告收入。

至于个中缘由,更多是手游正处于行业的早期阶段,手机的性能相对较差,普及度也并不高。

据 DAppReview 报道,目前如大型游戏开发引擎 cocos、知名手游公司 Pixowl、豪华团队游戏老兵组成的 Mythical Games 开发的区块链游戏平台等均在入场布局区块链游戏,2019 年将是正规军游戏作品的显露期。

“这些正儿八经、原本就做游戏出身的团队所做出来的东西,更强调的是游戏性,而区块链只是一个辅助工具,技术实现的一个载体。不仅是游戏 DApp,所有的 DApp,最终还是在 APP 的体系里面,将来 DApp 这个词也不用过度强调,它将不需要任何头衔。”牛凤轩说。

(注:本文中,王柯、张一丁、孙浩然均为化名。)


作者:昕楠 查看全部
tronbet-logo-black-green-696x392.png

在第一款 DApp 游戏拿到数百万的日流水后,王柯毅然带着团队主动杀进了区块链的 DApp 世界,成为 DApp 游戏探索的先头部队。

那是他的高光时刻。

“当时产生了一种币圈真的能暴富、区块链绝对能改变世界的狂热,那种金钱的刺激,会让你觉得不行,我要all in这个领域。”

一年后,当王珂的几款 DApp 先后陷入资金和日活的困境,他才发现,之前的“繁华”不过都是一种错觉。

牛凤轩在 DApp 行业早期入局,这期间,他创办了 DappReview ,最开始的愿景是面向 c 端做社区和应用分发。

但真正扎根 DApp 领域研究后,牛凤轩发现,DApp 的 c 端用户量难以满足这个商业逻辑。

更严峻的是,市场上没有持续的高质量 DApp 输出。再冷观当前的 DApp 市场,入场一年后的他只剩下一句感慨:“无论在性能上,还是在用户规模上,现在入场做工具型 DApp,还为时过早。”

“第一批以太坊上的 DApp 开发者很多都离场了,还有一小部分在坚持,但也是‘下海’到 EOS 和 TRON 的‘菠菜’类游戏,试图赚一些现金流。”牛凤轩说。

但事实上,除了传统类 DApp 应用外,市场当前最大的风口——“菠菜”应用,也逐渐走到了尽头。

围墙外面的人挤破了头想进来收割最后一茬韭菜,但围墙里面,早已弹尽粮绝,开发者们在迷雾中,找不到逃生之门。

 
落幕前的高光时刻
 

回到一年前,王柯刚刚入圈。

彼时加密猫类游戏刚刚兴盛,王柯花了 20 个小时写出了一个以太坊上的 DApp 卡牌游戏。

这款游戏卡牌限量发行,最火的卡牌角色,一度被炒到了 50 个 ETH。

那时候,ETH 的均价还在 1 万元左右。即便价格不菲,但市场对收集类 DApp 的狂热是难以想象的。

王柯算过一笔账,光景最好的时候,这款卡牌DApp的日流水能达到数百万元。固然后来有做出过流水更高的 DApp,但是回忆起来,王柯还是觉得,做卡牌应用时的震撼感最强。

用王柯的话来说,开发一款互联网产品,需要经历各种打磨,各种数据运维的付出,短则数月长则两至三年甚至更久。

但区块链圈子则不然,周遭充斥着暴富、金钱刺激的狂热的氛围。

在风口上,猪都能够飞起来。加密猫兴盛之时,正值区块链的风口,DApp 和游戏正是这个风口上遍天飞翔的猪。

来自三言财经的数据显示,近三个月来,DApp 的新增数量几乎超过了 2015 年到 2017 年上半年的总和。从2017年7月开始到 2018 年 11 月,DApp 几乎实现了指数性的增长。DApp 的类目逐渐增加,从最早期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游戏、存储类 DApp 逐渐衍生出了社交、资讯、电商、保险、安全等多个领域。

即便当下区块链技术尚未成熟,不少从业者也想用“区块链解决一切痛点”的逻辑讲故事,让应用先行,期冀投资人买单,幻想区块链能借 DApp 应用导入一波开发者,让应用早日落地。

彼时的王柯萌生了“all in”区块链的想法:“一张卡能卖18万?人傻钱多,遍地都是钱,就这么简单。”

 
好应用成为资本“弃儿”
 

但真正“all in”DApp 后,王柯才发觉,这些繁华不过都是一种错觉。

在整个 DApp 发展的一年里,王柯的团队几乎尝试过了所有类型的 DApp。但每两个月再往前复盘时,王柯都觉得“自己当时做错了”。

这一切都源于 DApp 变革得太快。

这期间,王柯仍以游戏制作人的心态做布局,他想把真正的游戏往区块链上搬,在游戏机制设计、UI 设计等方面打出时间差优势。

但没想到的是,即便在如此缜密的战略布局下,那些 DApp 的生命周期也不长久。

与此同时,一批来自币圈的力量正在进军 DApp。在王柯看来,这股力量主要是看准了“菠菜”、资金盘机会入场的人。

就像是星际动漫里面的“虫群”,如果不变成他们,你会被吞噬地一干二净。

伴随着币圈人的入场,王柯看到的是,DApp 世界演变得越来越鱼龙混杂,一部分自持清高的开发者离场,一部分开发者则选择被“虫群”同化。

“从币圈进场的这拨人,搞过交易所,搞过 ICO,甚至还搞过媒体,最后都把这些行业搅成一滩浑水,现在他们盯上了 DApp 领域,我的内心是很慌的。”王柯陷入了无边的恐惧和焦虑。

区块链世界里的所有人都在追着风口疯狂奔跑,当随便写个代码都能遍地捡钱的时候,谁又愿意再耗费时间去打磨好的游戏呢?

“大家都想着快点赚钱,好玩能怎么样?好玩能赚钱吗?好玩是需要开发一年甚至更久的。”

打磨一款正儿八经的游戏,所需的资金或高达百万级别。当整个币圈、链圈、互联网圈的基金都没钱的时候,资本也想要投资回报快、风险更低的项目,这时候,需要花费长时间打磨的“好玩”的应用却成为了资本的“弃儿”。

渐渐的,王柯对 DApp 游戏的开发前景越来越悲观:“没人想认真做游戏了。”

 
艰难求生,无奈切割
 

在游戏 DApp 看不到前景后,王柯开始转向了其他类型的 DApp 开发,不久后,他结合 ugc 与区块链的契合点,开发出了一款社交电商 DApp 应用,想用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结合社交电商的商业逻辑。

即便当下区块链技术尚未成熟,王柯依旧想要奔着未来的方向去立这个项:“如果老是像我之前一样,20 个小时随便做个东西就能赚很多钱,那这个世界就要完了。”

这一回,在黑暗中探索的他,似乎又看到了走向出口的光。就在王柯努力探索新领域的时候,熊市来了,资本在寒冬中走得更快了。

没有人说得准熊市什么时候能结束,也没人敢再挥霍手上的资金了。于是,装死、不出手成了资本活下去的保守法则,资本方面大大减少了出手频次,甚至转向投资回报更快、周期更短的项目。

王柯的社交电商类 DApp 做出了 demo 版本,但直到现在都没有拿到一笔融资。而另一边,浮躁的市场也在对王柯的团队施加重压。

王柯坦言,自己的社交电商项目更像是一个战略性的、面向未来市场的项目,回报时间可能需要两至三年,甚至更久。但他深知,自己的团队辛辛苦苦三年,收益或许都不一定比得上那些做资金盘、做“菠菜”的团队多。

“有的项目一天挣一百万,对于项目经理、开发人员来说,外面的诱惑太大了。一天真的有 100 万利润的菠菜应用,人家也不在乎开个 5 万块钱的工资,但我怎么开啊?原本我还能坚持一年左右的事情,现在直接就得倒闭了。”

王柯连说服项目负责人老老实实干活都很难,更多的时候,他只能祈祷自己的项目经理不要跳槽也不要离职。

他被迫走到了选择的分叉口。如果继续以游戏开发公司的名义运作战略性业务,那公司的财务营收上将变为亏损负值。这样一来,公司的融资、运转将在寒冬下变得更加艰难。

而如果将社交电商 DApp 等几个战略性项目剥离出游戏开发公司,意味着项目需要自负盈亏,融不到钱的当下,王柯只能依靠自有资金维持其运作。

“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把独立出来的项目,用自己有资金先坚持一段时间,然后看资本环境会不会有好转,看这个市场是不是一直这样只做短期不看长期。”

9月份,王柯把社交电商项目正式与原游戏开发团队剥离。

“大不了就自己认栽,亏了一笔钱之后,这件事就没了。”

即便预感到自己手上的战略级项目极有可能会夭折,但王柯依旧不想放弃,他依旧在赌,赌市场的回温,赌伯乐慧眼发掘,赌区块链世界的正向变化。

 
“猪”也到了危险的时候
 

半年前,张一丁杀进了“菠菜”竞猜领域,那时“菠菜” DApp 仍是红海一片。

从一开始,他就是只想来收割一波快钱。

几乎所有的代码都是开源的,项目方所要做的,不过是“抄袭”一份更好的代码,进行简单代码修改,更改代码设置。

不到一个月,张一丁的团队就开发出了第一个“菠菜”类 DApp 应用。DApp 上线的一个星期内,就收回了成本。

“菠菜”项目方做庄,等待赌徒上门。和张一丁一样,不少团队在当时仅靠流水抽成就可以养活整个团队。

回顾 DApp 这一年,DApp 市场的变化来得快、走得也快。

2 月,加密猫掀起养成热潮,百度等巨头公司们纷纷入场,布局区块链游戏 DApp;7 月,FOMO3D 走红,DApp 成为了资金盘的天下;9 月,EOS 上的“菠菜”应用兴起,DApp 风口又跑到了“菠菜”竞猜应用上……但如今,“菠菜”应用也没能跑赢这场比赛。

伴随着数字货币熊市的影响,现在,张一丁手上的两个“菠菜”应用再也没有以前火热了,最高点的时候日活近400人,而现在不过40人,日活几乎可以算到了冰点。

“大家懒得玩了,因为玩到最后就赚几个EOS也就几十块钱,根本就没动力了。”

一边是盈利的急剧缩水,另一边维护 DApp 依旧需要付出一定的运维成本,权衡之下,张一丁选择暂缓“菠菜”应用业务。

“这个市场就是这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身边好几个做‘菠菜’的朋友都回家卖特产去了。”

即便在这样的市场行情下,依旧有团队在不断入场做 DApp。

对于孙浩然而言,钱是最好的风向标,哪里有钱挣,团队就冲向哪里。从 FOMO3D 到“菠菜”应用,孙浩然的团队几乎没有错过任何一个小风口,也因此积累了一部分资金。

专职“蹭热点”的孙浩然则依旧扎根在“菠菜”DApp 领域。一方面,做“菠菜”游戏的回本时间比较短;另一方面,对于 DAPP 开发者来说,看不到商业化前景的情况下,做“菠菜”和资金盘 DAPP 是在打一张最保险的牌。

对于市场行情的判断,孙浩然有一套自己的思路:“投资的 ev 是负数,赌博的 ev 无限接近于零,所以按照统计学来说,此刻,赌博的收益>投资的收益。因此,即使炒币行业不景气了,依旧还有一波赌徒在玩游戏。”

“即便是做‘菠菜’应用,也要设计出一套与别人不同的机制,不能一味地做别人做过的东西。”在孙浩然看来,熊市下团队之所以会在浪潮中死掉,根本原因是他们不想要创新。在熊市下,做风口上的猪”,也没那么简单,要学着做“更聪明的猪”了。

“‘菠菜’DApp 的红利期已过,现在真正赚钱的只有头部的那么十来个 DApp。”牛凤轩与孙浩然持相同的观点,在他看来,即便是做简单粗暴的菠菜 DApp,现在竞争也是十分激烈。

市场对于新入场的菠菜开发团队有了新的要求,玩法要新颖;团队运营能力要强;安全性上有所保证。

 
下一站是什么?
 

2018 年年初,中国的游戏行业寒冬初露端倪,对于游戏行业的从业者而言,游戏行业的萎缩显而易见。

而在今年 2 月,加密猫带来了极大的话题性,同时打开了 DApp 的大门。人们首次发现,智能合约除了可以用来发币外,还能够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尽管加密猫并不具备多高的可玩性,但却为区块链世界带来了新的关注热度。

一时间,大量主流游戏的从业者、引擎方进军区块链,想要转型走向区块链游戏,在区块链市场里分一杯羹。

但一年后,伴随着从业者离场,人们渐渐意识到,区块链世界存量用户有限,且增量用户难以获取,如私钥、chrome 插件、gas 费等陌生的词汇的集成,也使得用户被挡在了区块链的大门之外。

DAppReview 根据 11 月所有活跃 DApp 合约的全量交易数据计算得到,11 月活跃 DApp 数量为 174 个,DApp 用户总数有 15.7 万,而 DApp 活跃用户总数仅有 3.7 万。

尽管当下 DApp 应用为数不多的日活大量被菠菜类应用包揽,但在展望 DApp 的未来时,Odaily星球日报采访到的几位从业者意外地给出了一致的观点——游戏类 DApp 依旧会是区块链世界的下一站。

Dapp 应用商店 BeeStore 创始人江占钫在对 DApp 行业的观察中则得出了这样的观点:“目前这个阶段大家看到的可能是价值性稍微大于趣味性,投机性大于可玩性。但‘菠菜’类的爆发只是区块链游戏的试水和预热,但是从长远来看,游戏一定会是引爆区块链整个 DApp 生态的最主要引擎。”

在牛凤轩看来,如游戏的泛娱乐类应用会先吸引更多的主流用户走入区块链圈子中。

游戏并非严肃的品类。从本质上来看,游戏更多是一种用来杀时间、消遣的应用类型。对于用户而言,游戏的接受门槛相对低且容错性高。而以社交等品类 DApp 举例,当用户考虑到要切换到去中心化的版本的微信上管理自己的社交时,这就变成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选择。

去中心化的应用会更快、更方便吗?在当下的性能环境下,答案或许是否定的。但无论是去中心化的游戏还是中心化的游戏,游戏品类之间的替代关系并没有如此强烈。

“如果短期内连游戏都这样,用户接受门槛最低的 DApp 都爆发不了,那么对性能要求更高的工具类 DApp 来说,爆发只会更滞后,或许都不一定会爆发。”

反观十年前的互联网,苹果在 2007 推出了第一款手机,苹果商店里面的游戏多是都是一些玩法相对简单的小游戏,即便在当时,PC 端上已经出现了非常多画面精良、玩法复杂的游戏,但 APP Store 中的傻瓜小游戏却依旧保证着很高的下载量和广告收入。

至于个中缘由,更多是手游正处于行业的早期阶段,手机的性能相对较差,普及度也并不高。

据 DAppReview 报道,目前如大型游戏开发引擎 cocos、知名手游公司 Pixowl、豪华团队游戏老兵组成的 Mythical Games 开发的区块链游戏平台等均在入场布局区块链游戏,2019 年将是正规军游戏作品的显露期。

“这些正儿八经、原本就做游戏出身的团队所做出来的东西,更强调的是游戏性,而区块链只是一个辅助工具,技术实现的一个载体。不仅是游戏 DApp,所有的 DApp,最终还是在 APP 的体系里面,将来 DApp 这个词也不用过度强调,它将不需要任何头衔。”牛凤轩说。

(注:本文中,王柯、张一丁、孙浩然均为化名。)


作者:昕楠

区块链 2019 年最燃的二十一个大趋势预测

观点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1-04 11:03 • 来自相关话题

2018 年是区块链跌宕起伏峰回路转的一年。有一点业界已经达成「共识」:区块链的炒作已经结束。2018 年加密货币市场的总体价值损失了 80% 以上,此外,各国政府加强了对加密货币交易,ICO 等活动的监管甚至禁止。一时间币圈哀鸿遍野,同时也给链圈的信心蒙上了阴影。

但诸多权威机构的调查表明,2019 区块链不仅不会凉,而且还将成为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兴技术的融合载体,是 IT 业未来几年最具发展潜力和商业价值的领域!

对于企业 CIO、技术决策者和其他区块链兴趣爱好者或者利益相关者来说,2019 年区块链这 20 个趋势非常值得密切关注。


1、与加密币和 ICO 切割重塑区块链行业形象

区块链受加密币和 ICO 拖累导致声誉受损。很多企业对区块链持怀疑态度,并且不愿意采用这种技术,仅仅是因为它与加密货币,特别是比特币关联过多。

预计区块链行业将在 2019 年进一步尝试还原其应有形象,并在商业领袖和智库中将区块链与加密币分开。为区块链的大规模应用铺平道路。

我们也会看到术语的转变。我们甚至预测区块链这个术语将逐渐被另一个更中性的词汇替代:例如 DLT 或分布式账本技术。这将向企业内部的区块链方案执行团队发出明确的信号:他们的项目与加密货币和 ICO 无关。一旦概念的切割得到广泛认知,区块链将能够获得更广泛的采用。


2、将(很大程度上)解决三难问题

区块链行业的另一个挑战是解决所谓的三难问题(可扩展性、去中性化和安全性之间不平衡)。尽管对现有区块链项目进行了大肆宣传和巨额投资,但这项技术的巨大潜力基本上没有兑现。技术上的三难问题成为区块链进入区块链主流应用的最大瓶颈。

业界为解决三难问题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已经开展甚至开发出了克服现有架构中关键缺点的大量技术原型,技术上的突破有望使得区块链的事务处理变得更快,同时保持安全性和分散性。这使开发人员能够构建解决实际业务挑战的应用程序,侧链等扩展解决方案已经显示出前景。随着我们进一步进入 2019 年,这些解决方案将变得越来越复杂。预计可扩展性和性能方面的真正突破将开始实现,区块链三难问题将在两到三年内得到解决。


3、企业区块链应用的「第一滴血」

2019 年区块链行业的重点将转向应用,用区块链技术解决现实问题,其目标是「对运营进行渐进式和必要的改变」。

很多时候,区块链技术被错误地理解为解决我们今天所遇到的所有问题的「万灵药」。虽然区块链的应用确实广泛,但仍有许多其他问题更适合通过机器人 (13.27+0.45%, 诊股) 技术,人工智能和类似技术等替代技术来解决。

根据德勤 2018 年全球区块链调查报告,企业的区块链项目开始从概念验证项目转向实际应用。CIO 们最关注的不仅是发现区块链适用的应用场景,而且还要找到第一批最适合入手最容易见效的应用。

因此,我们将看到区块链的企业市场的首要重点任务将是:发现和实施区块链最容易产生效益的用例。


4、区块链项目可能会变得更加成熟

在 2018 年,企业已经实施了大量高调的区块链试点,但成果尚未完全实现。今年早些时候,Forrester Research 预计,90% 的区块链试点将不会交付完整的产品或服务。

为了让这个行业成熟并获得合法性,这种反复是必然的,2018 年是一个艰难的试验场,以确定如何改进这项技术,以及它们可以解决的问题。区块链技术的成功和失败为技术提供商提供了进入下一个发展阶段所需的工具:明确,有针对性的目标和期望。

在 2019 年,随着技术和估值开始趋于合理水平,区块链行业将进入下一阶段的成熟阶段。区块链领域的成熟程度,可持续的区块链项目正在崛起,因为专门的区块链团队正在努力提供「令人兴奋」的项目。


5、提高区块链的可见度

2019 年,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多的新项目和新平台不断涌现。开发人员及其所从事的创新项目将通过创建突破性的概念验证以及构建和实现产品用例,继续推进区块链功能。

我们有望看到区块链在供应链、身份、透明度和治理等领域体现真正价值。几个「爆款」区块链项目的涌现将大大提高整个行业的知名度,也将大大激发企业对区块链技术的兴趣。

因此,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寻求实施更集中的区块链应用,2019 年我们将看到一系列广泛而引人注目的特定用例和真正的应用程序出现。


6、更多企业将涌入区块链舞台

2019 年随着区块链应用的推广,将会有更多企业进入区块链领域。其中包括为了消除效率低下、简化业务流程、解决业务问题、补充现有系统或支撑全新业务模式采用区块链技术的传统企业,也包括提供技术、工具、方案、咨询、服务的科技企业。


7、企业在区块链技术上投入更多资金

区块链技术在 2019 年将进入一个新时代,许多行业专家预计该技术将被主流公司更广泛地采用。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转向这种新兴技术,我们可以预期对该技术的投资将进一步增加。

普华永道(PwC)最近报告称,其许多客户「在区块链计划上花费巨资」,区块链支出应该只会继续增长。根据 2018 年德勤全球区块链调查,40%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组织将在 2019 年投资 500 万美元或更多的区块链技术。国际数据公司(IDC)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该调查的受访者愿意在 2019 年投入数百万美元用于区块链技术。


8、分布式应用程序(DAPPS)将继续增长

使用区块链分布式账本的太多应用程序仍然依赖于会产生单点故障的集中式应用程序,后者还会导致数据写入分布式帐本前被篡改的漏洞。

随着公司将重点从「什么是区块链」转移到「我们能用这项技术做什么」,2019 年的另一个关键趋势是应用程序本身更加去中心化。这些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更广泛传播的关键,因为它们将使区块链更加便宜和可访问。IBM 已经开发出一种新的区块链产品,允许初创企业和开发人员构建自己的分布式账本产品。有人预测,2019 年将诞生首个百万级别用户的 DApps。


9、脱链组件对于以企业为中心的应用程序非常重要

2019 年越来越多的设计和架构应用程序将超越区块链分布式账本。随着开发人员越来越认识到非技术问题的重要性,他们将更多地关注脱链组件作为区块链项目的关键部分。需要用户管理,工作流程,系统集成以及更多的脱链组件。无论是共识数据和流程定义,智能合约规则,访问权限,治理框架和法律协议,确保合规性将继续挑战受监管行业的人员。


10、基于区块链的产品将涵盖更广泛的行业领域

目前最活跃的区块链行业应用存在于金融,供应链和贸易融资行业。但是,分销和服务,物流,航空等行业也开始探索区块链在支付,汇款,可追溯性等用例方面的潜力。2019 年,我们将开始见证区块链的行业应用领域急速拓宽,更多行业可以而且应该从其透明度,速度,效率和可靠性中受益。从制造到零售,都将开始探索区块链可以为供应链透明度,所有权跟踪等带来的改进。


11、将颠覆越来越多的行业

可以肯定的是,2019 年区块链将进一步彻底改变许多行业的业务流程。该技术有望改变各行各业,金融服务和银行业,以及最重要的航运和供应链行业。

区块链的颠覆性将影响多个行业且无可抗拒,例如保险,医疗保健,零售,教育,忠诚度等。区块链对这些行业的破坏性影响可能会进一步增长。


12、政府机构将开始采用区块链

面对黑客技术的「魔高一丈」,不可篡改的分布式账本的安全性正吸引各国政府机构考虑使用它来存储关键数据,因为区块链系统大多具备防黑客属性。事实上,很多政府机构已经迫不及待开始使用区块链技术。例如
,爱沙尼亚已经使用 X-Road 实施了区块链技术,X-Road 是一个分散的分类账,可存储所有公民的凭证。其他当局正在寻找土地登记,税收合规等用例。此外美国怀俄明州的土地登记以及印度孟加拉邦的人口出生证系统都开始尝试使用区块链技术。


13、区块链将成为大数据、AI、物联网等技术的融合载体

另一个重要趋势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和生物识别等其他领域的有前景的技术进步将越来越多地与区块链技术融合。区块链和物联网(IoT)之间的融合 / 结合已经开始发挥作用。根据国际数据公司(IDC)的报告,许多物联网公司将把区块链技术融入其产品中。IDC 预测,到 2019 年,20% 的物联网服务将安装区块链服务。这样,公司将能够向前发展,创造全新的商业模式以及收入流。因此,预计将出现全新的区块链融合市场。

在连接到物联网的产品中使用区块链 – 例如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设备 – 也意味着消费者将无意识中使用该技术。这种可用性将成为鼓励跨行业采用区块链技术的关键因素。

此外,人工智能(AI)领域的进步也将改变整个行业,其他领域的区块链和网络安全都得到了进步。公司将使用人工智能来增强客户体验,并可能降低其运营某些领域的成本。区块链对这些行业也有好处,因为它具有安全的框架并且可以自动化数据交换。(参考阅读:区块链如何改变人工智能)


14、对区块链专家的需求增加

随着区块链技术应用的普及,市场对区块链专家,架构师以及具有特定区块链技能的人员需求将依然迫切,同时吸引顶尖人才进入该行业的需求也会很高。参考阅读:区块链的人才荒即将结束了吗?


15、区块链培训教育和知识共享

区块链面临另一个行业挑战是缺乏正规的区块链教育培训服务以及知识共享平台。对这一领域的教育和培训的需求将会增加。我们也会看到大学和其他教育培训机构越来越多地引入区块链和相关技术课程。

高等教育机构已经参与研发,并正在培养开发整个区块链生态系统所需的开发人员。然而,最重要的是,区块链行业需要继续推动技术的研发,并通过「强大的全球开源发展文化」与行业分享区块链知识。


16、不断发展的区块链生态系统

区块链生态系统正在迅速发展。在过去的一年里,主流平台的主导地位如以太坊,Hyperledger Fabric,R3 的 Corda,Digital Assets 等。这些都是区块链发展的基础。

虽然他们在市场上的主导地位将继续保持,但随着其他行业和细分市场越来越多的应用,新的迟滞平台(例如保险,航空和运输行业)将涌现。随着竞争力的提高,以及为不同平台和不同类型的区块链网络之间的最佳通信而增加的互操作性和标准化的呼声,区块链行业必然会在 2019 年进行某种整合。最能满足业务需求平台将会活下来。


17、加密货币复出

经历了灾难性的 2018 年,所有加密货币的总市值萎缩了 80% 至约 2000 亿美元,但这并不是世界末日,2019 年加密货币将卷土重来,加密市场将更为稳定。只有更加合规,解决问题的区块链企业的通证才能存活下来。这意味着只有真正提供附加价值的那些加密货币才会存在,并将在 2019 年继续增长。


18、去中心化的加密交易所将会增长

随着加密货币的不断发展,加密交易所及其对加密世界的影响也将扩大。2019 年加密币交易所的数量和受欢迎程度都将实现增长。在跨境支付和投资市场中,分布式的交易所的作用将变得越来越突出。尽管目前大多数加密交换是集中的,但去中心化加密交易所的数量将增加,因为它们将提供更好的用户控制,更高的安全级别和更好的流动性。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司法管辖区采用围绕加密货币的监管框架,消费者将要求对这些加密交易平台进行监管。


19、从代币、通证到 STO

通证模型将从根本上改变。证券通证是受监管资产支持的通证,或者仅仅是区块链上的股票,在 2019 年将成为通证和代币的另一个主要趋势,而对于效用代币,将有一个选择过程。

投资将继续从通用通证市场撤出,进入具有明确用例(例如 XRP 和跨境汇款)的数字资产市场。公司越来越意识到并非所有项目都需要通证,而拥有真正资产支持的证券通证产品(STO)将变得更加普遍。许多过去的通证项目只是利用 ICO 作为筹集资金的机会,而没有真正的通证经济「在幕后」。


20、加密市场的监管和审查

2019 年行业将受到更严格的监管,但这并不是坏事。监管机构将密切关注加密货币市场,将引入更多监管,这将进一步使合法企业蓬勃发展,使加密货币更可靠,同时也让市场更加稳定。

作为全球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监管机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行动将引发全球其他监管机构的追随,为加密业务的合法和合规运营增加结构和途径。对于加密货币的一套统一的全球指导方针将对稳定市场大有帮助。这些明确的框架可以更加清晰地了解加密企业如何以及在何处存在和发展,并为专业运营商提供公开合作的许可。


21、GDPR 需要区块链

2018 年欧洲引入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已经在全球范围内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在 2019 年,我们将看到隐私和个人数据保护趋势继续变得越来越重要。鉴于此技术的很大一部分旨在验证身份并保护跨越传统边界的人员和资产的隐私,因此我们可以期待区块链在该领域的巨大应用潜力。


来源:中国电子报 查看全部
MA_image_800_450_90_s_c1_c_c_800_450_90_s_c1_c_c.jpg

2018 年是区块链跌宕起伏峰回路转的一年。有一点业界已经达成「共识」:区块链的炒作已经结束。2018 年加密货币市场的总体价值损失了 80% 以上,此外,各国政府加强了对加密货币交易,ICO 等活动的监管甚至禁止。一时间币圈哀鸿遍野,同时也给链圈的信心蒙上了阴影。

但诸多权威机构的调查表明,2019 区块链不仅不会凉,而且还将成为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兴技术的融合载体,是 IT 业未来几年最具发展潜力和商业价值的领域!

对于企业 CIO、技术决策者和其他区块链兴趣爱好者或者利益相关者来说,2019 年区块链这 20 个趋势非常值得密切关注。


1、与加密币和 ICO 切割重塑区块链行业形象

区块链受加密币和 ICO 拖累导致声誉受损。很多企业对区块链持怀疑态度,并且不愿意采用这种技术,仅仅是因为它与加密货币,特别是比特币关联过多。

预计区块链行业将在 2019 年进一步尝试还原其应有形象,并在商业领袖和智库中将区块链与加密币分开。为区块链的大规模应用铺平道路。

我们也会看到术语的转变。我们甚至预测区块链这个术语将逐渐被另一个更中性的词汇替代:例如 DLT 或分布式账本技术。这将向企业内部的区块链方案执行团队发出明确的信号:他们的项目与加密货币和 ICO 无关。一旦概念的切割得到广泛认知,区块链将能够获得更广泛的采用。


2、将(很大程度上)解决三难问题

区块链行业的另一个挑战是解决所谓的三难问题(可扩展性、去中性化和安全性之间不平衡)。尽管对现有区块链项目进行了大肆宣传和巨额投资,但这项技术的巨大潜力基本上没有兑现。技术上的三难问题成为区块链进入区块链主流应用的最大瓶颈。

业界为解决三难问题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已经开展甚至开发出了克服现有架构中关键缺点的大量技术原型,技术上的突破有望使得区块链的事务处理变得更快,同时保持安全性和分散性。这使开发人员能够构建解决实际业务挑战的应用程序,侧链等扩展解决方案已经显示出前景。随着我们进一步进入 2019 年,这些解决方案将变得越来越复杂。预计可扩展性和性能方面的真正突破将开始实现,区块链三难问题将在两到三年内得到解决。


3、企业区块链应用的「第一滴血」

2019 年区块链行业的重点将转向应用,用区块链技术解决现实问题,其目标是「对运营进行渐进式和必要的改变」。

很多时候,区块链技术被错误地理解为解决我们今天所遇到的所有问题的「万灵药」。虽然区块链的应用确实广泛,但仍有许多其他问题更适合通过机器人 (13.27+0.45%, 诊股) 技术,人工智能和类似技术等替代技术来解决。

根据德勤 2018 年全球区块链调查报告,企业的区块链项目开始从概念验证项目转向实际应用。CIO 们最关注的不仅是发现区块链适用的应用场景,而且还要找到第一批最适合入手最容易见效的应用。

因此,我们将看到区块链的企业市场的首要重点任务将是:发现和实施区块链最容易产生效益的用例。


4、区块链项目可能会变得更加成熟

在 2018 年,企业已经实施了大量高调的区块链试点,但成果尚未完全实现。今年早些时候,Forrester Research 预计,90% 的区块链试点将不会交付完整的产品或服务。

为了让这个行业成熟并获得合法性,这种反复是必然的,2018 年是一个艰难的试验场,以确定如何改进这项技术,以及它们可以解决的问题。区块链技术的成功和失败为技术提供商提供了进入下一个发展阶段所需的工具:明确,有针对性的目标和期望。

在 2019 年,随着技术和估值开始趋于合理水平,区块链行业将进入下一阶段的成熟阶段。区块链领域的成熟程度,可持续的区块链项目正在崛起,因为专门的区块链团队正在努力提供「令人兴奋」的项目。


5、提高区块链的可见度

2019 年,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多的新项目和新平台不断涌现。开发人员及其所从事的创新项目将通过创建突破性的概念验证以及构建和实现产品用例,继续推进区块链功能。

我们有望看到区块链在供应链、身份、透明度和治理等领域体现真正价值。几个「爆款」区块链项目的涌现将大大提高整个行业的知名度,也将大大激发企业对区块链技术的兴趣。

因此,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寻求实施更集中的区块链应用,2019 年我们将看到一系列广泛而引人注目的特定用例和真正的应用程序出现。


6、更多企业将涌入区块链舞台

2019 年随着区块链应用的推广,将会有更多企业进入区块链领域。其中包括为了消除效率低下、简化业务流程、解决业务问题、补充现有系统或支撑全新业务模式采用区块链技术的传统企业,也包括提供技术、工具、方案、咨询、服务的科技企业。


7、企业在区块链技术上投入更多资金

区块链技术在 2019 年将进入一个新时代,许多行业专家预计该技术将被主流公司更广泛地采用。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转向这种新兴技术,我们可以预期对该技术的投资将进一步增加。

普华永道(PwC)最近报告称,其许多客户「在区块链计划上花费巨资」,区块链支出应该只会继续增长。根据 2018 年德勤全球区块链调查,40%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组织将在 2019 年投资 500 万美元或更多的区块链技术。国际数据公司(IDC)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该调查的受访者愿意在 2019 年投入数百万美元用于区块链技术。


8、分布式应用程序(DAPPS)将继续增长

使用区块链分布式账本的太多应用程序仍然依赖于会产生单点故障的集中式应用程序,后者还会导致数据写入分布式帐本前被篡改的漏洞。

随着公司将重点从「什么是区块链」转移到「我们能用这项技术做什么」,2019 年的另一个关键趋势是应用程序本身更加去中心化。这些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更广泛传播的关键,因为它们将使区块链更加便宜和可访问。IBM 已经开发出一种新的区块链产品,允许初创企业和开发人员构建自己的分布式账本产品。有人预测,2019 年将诞生首个百万级别用户的 DApps。


9、脱链组件对于以企业为中心的应用程序非常重要

2019 年越来越多的设计和架构应用程序将超越区块链分布式账本。随着开发人员越来越认识到非技术问题的重要性,他们将更多地关注脱链组件作为区块链项目的关键部分。需要用户管理,工作流程,系统集成以及更多的脱链组件。无论是共识数据和流程定义,智能合约规则,访问权限,治理框架和法律协议,确保合规性将继续挑战受监管行业的人员。


10、基于区块链的产品将涵盖更广泛的行业领域

目前最活跃的区块链行业应用存在于金融,供应链和贸易融资行业。但是,分销和服务,物流,航空等行业也开始探索区块链在支付,汇款,可追溯性等用例方面的潜力。2019 年,我们将开始见证区块链的行业应用领域急速拓宽,更多行业可以而且应该从其透明度,速度,效率和可靠性中受益。从制造到零售,都将开始探索区块链可以为供应链透明度,所有权跟踪等带来的改进。


11、将颠覆越来越多的行业

可以肯定的是,2019 年区块链将进一步彻底改变许多行业的业务流程。该技术有望改变各行各业,金融服务和银行业,以及最重要的航运和供应链行业。

区块链的颠覆性将影响多个行业且无可抗拒,例如保险,医疗保健,零售,教育,忠诚度等。区块链对这些行业的破坏性影响可能会进一步增长。


12、政府机构将开始采用区块链

面对黑客技术的「魔高一丈」,不可篡改的分布式账本的安全性正吸引各国政府机构考虑使用它来存储关键数据,因为区块链系统大多具备防黑客属性。事实上,很多政府机构已经迫不及待开始使用区块链技术。例如
,爱沙尼亚已经使用 X-Road 实施了区块链技术,X-Road 是一个分散的分类账,可存储所有公民的凭证。其他当局正在寻找土地登记,税收合规等用例。此外美国怀俄明州的土地登记以及印度孟加拉邦的人口出生证系统都开始尝试使用区块链技术。


13、区块链将成为大数据、AI、物联网等技术的融合载体

另一个重要趋势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和生物识别等其他领域的有前景的技术进步将越来越多地与区块链技术融合。区块链和物联网(IoT)之间的融合 / 结合已经开始发挥作用。根据国际数据公司(IDC)的报告,许多物联网公司将把区块链技术融入其产品中。IDC 预测,到 2019 年,20% 的物联网服务将安装区块链服务。这样,公司将能够向前发展,创造全新的商业模式以及收入流。因此,预计将出现全新的区块链融合市场。

在连接到物联网的产品中使用区块链 – 例如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设备 – 也意味着消费者将无意识中使用该技术。这种可用性将成为鼓励跨行业采用区块链技术的关键因素。

此外,人工智能(AI)领域的进步也将改变整个行业,其他领域的区块链和网络安全都得到了进步。公司将使用人工智能来增强客户体验,并可能降低其运营某些领域的成本。区块链对这些行业也有好处,因为它具有安全的框架并且可以自动化数据交换。(参考阅读:区块链如何改变人工智能)


14、对区块链专家的需求增加

随着区块链技术应用的普及,市场对区块链专家,架构师以及具有特定区块链技能的人员需求将依然迫切,同时吸引顶尖人才进入该行业的需求也会很高。参考阅读:区块链的人才荒即将结束了吗?


15、区块链培训教育和知识共享

区块链面临另一个行业挑战是缺乏正规的区块链教育培训服务以及知识共享平台。对这一领域的教育和培训的需求将会增加。我们也会看到大学和其他教育培训机构越来越多地引入区块链和相关技术课程。

高等教育机构已经参与研发,并正在培养开发整个区块链生态系统所需的开发人员。然而,最重要的是,区块链行业需要继续推动技术的研发,并通过「强大的全球开源发展文化」与行业分享区块链知识。


16、不断发展的区块链生态系统

区块链生态系统正在迅速发展。在过去的一年里,主流平台的主导地位如以太坊,Hyperledger Fabric,R3 的 Corda,Digital Assets 等。这些都是区块链发展的基础。

虽然他们在市场上的主导地位将继续保持,但随着其他行业和细分市场越来越多的应用,新的迟滞平台(例如保险,航空和运输行业)将涌现。随着竞争力的提高,以及为不同平台和不同类型的区块链网络之间的最佳通信而增加的互操作性和标准化的呼声,区块链行业必然会在 2019 年进行某种整合。最能满足业务需求平台将会活下来。


17、加密货币复出

经历了灾难性的 2018 年,所有加密货币的总市值萎缩了 80% 至约 2000 亿美元,但这并不是世界末日,2019 年加密货币将卷土重来,加密市场将更为稳定。只有更加合规,解决问题的区块链企业的通证才能存活下来。这意味着只有真正提供附加价值的那些加密货币才会存在,并将在 2019 年继续增长。


18、去中心化的加密交易所将会增长

随着加密货币的不断发展,加密交易所及其对加密世界的影响也将扩大。2019 年加密币交易所的数量和受欢迎程度都将实现增长。在跨境支付和投资市场中,分布式的交易所的作用将变得越来越突出。尽管目前大多数加密交换是集中的,但去中心化加密交易所的数量将增加,因为它们将提供更好的用户控制,更高的安全级别和更好的流动性。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司法管辖区采用围绕加密货币的监管框架,消费者将要求对这些加密交易平台进行监管。


19、从代币、通证到 STO

通证模型将从根本上改变。证券通证是受监管资产支持的通证,或者仅仅是区块链上的股票,在 2019 年将成为通证和代币的另一个主要趋势,而对于效用代币,将有一个选择过程。

投资将继续从通用通证市场撤出,进入具有明确用例(例如 XRP 和跨境汇款)的数字资产市场。公司越来越意识到并非所有项目都需要通证,而拥有真正资产支持的证券通证产品(STO)将变得更加普遍。许多过去的通证项目只是利用 ICO 作为筹集资金的机会,而没有真正的通证经济「在幕后」。


20、加密市场的监管和审查

2019 年行业将受到更严格的监管,但这并不是坏事。监管机构将密切关注加密货币市场,将引入更多监管,这将进一步使合法企业蓬勃发展,使加密货币更可靠,同时也让市场更加稳定。

作为全球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监管机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行动将引发全球其他监管机构的追随,为加密业务的合法和合规运营增加结构和途径。对于加密货币的一套统一的全球指导方针将对稳定市场大有帮助。这些明确的框架可以更加清晰地了解加密企业如何以及在何处存在和发展,并为专业运营商提供公开合作的许可。


21、GDPR 需要区块链

2018 年欧洲引入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已经在全球范围内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在 2019 年,我们将看到隐私和个人数据保护趋势继续变得越来越重要。鉴于此技术的很大一部分旨在验证身份并保护跨越传统边界的人员和资产的隐私,因此我们可以期待区块链在该领域的巨大应用潜力。


来源:中国电子报

菠菜没留住赌徒,DApp没看到明天...

市场odaily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8 19:04 • 来自相关话题

菠菜DApp 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

菠菜是币圈对“博彩”的昵称,DApp 指的是基于分布式技术的应用程序。一年前,菠菜DApp 打得正火热。

2018 年的夏天,资金盘属性 DApp FOMO3D 上线,这款基于用户赌博、套利、投机需求开发出来的 DApp 不到 24 小时就吸金上亿,引爆了人们对于 DApp 开发野心。

在此市场环境下,菠菜DApp 游戏开始兴盛。

当时的菠菜有多火?

可以说,在 FOMO3D 之后,几乎每隔几天就陆续有新的菠菜类 DApp 上线。与此同时,6 月底才刚刚上线主网的 EOS 公链更是迎来了 DApp 生态的爆发,大量 DApp 开发者涌入开发菠菜DApp。一时间,骰子、德扑、赛狗等形形色色的菠菜DApp 在全球市值前三名的公链井喷,菠菜DApp 成为了漫长熊市中的绚烂烟火。






那时,24 小时用户活跃最高的 DApp 应用前十名几乎都是菠菜类游戏。菠菜也一度被认为与区块链有着天然契合点,将最先成为落地的一大应用场景。

2018 年末,我们将菠菜称为 DApp 风口上的猪,人人都想进来分羹。但到了2019 年,菠菜的声音渐渐淡出了这个圈子,一波老玩家、项目方正在离场。与此同时,DeFi(去中心化金融)、Staking(储币生息)、IEO(首次交易所发行)、比特币牛市等种种事件都在分散着这个圈子里存量用户的注意力,只有头部的 DApp 能活下去,菠菜DApp 也是如此。

也许你会说,这个市场从来就不缺少赌徒,老玩家离场后,会有一波新人涌入。但现实却是,菠菜和 DApp 都没有迎来他们半年前所期待的爆发期。


菠菜声音渐弱,部分玩家退场


进入 2019 年以来,菠菜似乎已经过时了。

“早就不玩了,现在一点玩的动力都没有。”当问及是否还在继续玩菠菜游戏时,DApp 老玩家黄旭摇了摇头。

一年前,黄旭开始接触 DApp 应用,火爆的 DApp 他总是一个不落地体验过一遍。但他几乎从不涉猎菠菜这一板块。

2018 年 10 月前后,EOS 主网上的菠菜类游戏开始井喷式爆发,看着越来越多人入场玩菠菜,黄旭也心动并入场了。

对于黄旭来说,玩菠菜的动力来源于“体验+赚钱”。

黄旭的菠菜主战场是 EOS 上的掷骰子游戏Dice,但在新项目发布时,他也总是冲在最前面,抢先加入新项目社群。

数月前,黄旭加入了一个为新菠菜项目 EOSJob 打新的社群,当时社群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玩,讨论的消息更是源源不断,分分钟消息都能飙升至 99+。

每次上线,黄旭都要花上一两个小时在菠菜上。但玩了一段时间后,黄旭才发现自己不仅钱没赚到,之前花在菠菜上的时间都打了水漂:“玩到后面真的有点上瘾了,但后来发现这终究是概率游戏,算下来肯定是亏的,既耽误时间,也不赚钱。”

赌博其实就是一场概率事件,庄家有无数次能赢的概率,但你只有一次。

意识到菠菜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后,黄旭离场了。如今再回看当时加入的一众菠菜应用打新群,黄旭发现,和他一样默默离场的玩家并不少。

“EOSJob 那个群后来就没声音了,已经变死群了。”黄旭说。

Odaily星期日报通过 DAppTotal 查阅数据发现,EOSJob 在初推出时用户的确不少,一度出现了几个峰值,但截至发稿前,日活用户不到 4 人。

像黄旭一样浅尝即止的玩家有很多,大部分人都在 2019 年后开始了离场潮。一些玩家向 Odaily星球日报坦言称:“Dapp 越来越没体验了,菠菜也不玩了,感觉很凉。”

输多赢少,正是赌徒们离场的一大因素。

PeckShield 为 Odaily星球日报提供的数据显示,从 2019 年 2 月开始,EOS 链上菠菜类 DApp 亏钱玩家占比不断攀升。2 月至 5 月间,亏钱玩家占比均超过 50%,其中 2019 年 5 月亏钱玩家的占比更是超过了 60%;波场(TRON)链上菠菜类 DApp 亏钱玩家的占比更是从 2018 年 10 月开始就已经呈现了超过 50% 的趋势。






对比,PeckShield 团队解析:之所以亏的人变多了,是因为平台间竞争压力大,可能存在平台调整中奖率算法的情况。此外,另一种可能是用户流失率大了,很多用户玩几把觉得亏了就不玩了,因此被计入亏损用户。


赌徒聚集在头部薅羊毛


“菠菜是真实存在的市场,刚需市场。此类玩法下面有一些赌徒长期呆着,所以你说他一点没有前途,肯定不是。”一业内人士评价道。

币圈是一个投机者聚集的市场,如果说币圈都是想拿 1 万块钱赚 100 万的人,菠菜的确提供了天然的渠道。

人们相信,即便菠菜DApp 流量枯竭,赌徒是会一直存在的。这个看似死气沉沉的市场里,的确仍有一些头部的菠菜DApp 正在聚集着存量玩家。

近半年来,波场头部菠菜应用 WINK(Tronbet)日活用户虽出现了小幅波动,但其日活量几乎均是稳定在 2000 以上的。






WINK 登陆币安 IEO 的消息也是近期来 DApp 圈的一件大事。

但对于 WINK 登陆币安的事件,人们评价不一。

支持者认为,相比起各种概念空气币,DApp 起码算是一个落地的应用,币价是靠真实的交易量来支撑着的。

反对者则批判 WINK 是个垃圾项目,只炒作金融产品也是在建设空中楼阁,并没有为行业带来任何价值,可持续性存怀疑。

菠菜这个市场里从来不缺赌徒,但与纯粹的赌徒心态不同的是,有一波“聪明人”还瞄准了菠菜DApp 背后的分红代币。

WINK 的成功上币诱发了一种新的玩家盈利方式——赌博即挖矿。

不同于黄旭,查理辛自嘲为“赌狗”,称自己有易梭哈体质。他从去年 7 月份入场玩菠菜DApp,用他的话来说,他是菠菜DApp 的资深玩家,EOS、TRX 的菠菜上来后都撸了个遍。

“你进一个场子,里面有几百桌在打牌,你知道这感觉多震撼不?(就像是)农村婚礼几百桌,不是在吃饭,都在打牌。”查理辛向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这样形容他看到的链上赌场生态。

随着菠菜声音渐弱,菠菜应用开始如流水般迭代,而他却是坚守在菠菜市场里铁打的玩家。他甚至能说出一些项目方们跑路前管用的套路——做不下去就假装黑客攻击奖池,关门跑路

查理辛称,自己之所以热衷菠菜,不仅仅是能满足“赌”的欲望,还能“挖矿”。“挖矿”指的是通过玩菠菜游戏获得该菠菜应用的分红币,从 Eosbet、Tronbet 到 BG(BigGame)甚至一些已经“跑路”、币价“归零”的菠菜DApp 项目方,他都“薅”了个遍。

“好听点是游戏即挖矿,难听点是赌博即挖矿。不然你以为我哪里来钱不断赌?有时候挖着挖着,赢钱了还赚平台币。”查理辛向 Odaily星球日报分享了自己一边赌一边薅分红币的经验,“一般早期玩游戏获得的平台币多,分红很快回本。如果他刚公布消息或者刚开一个新的板块的时候,你马上(入场)是大赚的。”

“我前天开始挖的 WINK 的币,现在回本 2/3 了。”查理辛略显得意。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了。现在通过这种 DApp 代币的收益已经几十倍了。”凌晨 1 点,查理辛还给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发来消息,称自己刚刚赌了几把,准备入睡。


菠菜蓝海已过,红海没来


从实际的DApp生存数据上看,菠菜仍是 TRON、EOS 链上活跃度最高的品类。

但留给投机者们的菠菜DApp 开发团队的空间已经不多了。这一市场正在被头部的几个菠菜应用垄断。

PeckShield 数据显示,当前两大菠菜生态繁荣的公链 EOS、TRON 中,头部效应已经出现。Dice 占领了 EOS 上 70% 的菠菜类 DApp 总交易额,TRONbet 则占领了波场上 86% 的菠菜类DApp总交易额。






过去的一年里,Dice 和 TRONbet 还是该两大公链菠菜类 DApp 的总获利冠军,利润分别占比各自公链前十名 DApp 的 46.02% 和 70.63%。其中,波场链上除 TRONbet 外的菠菜类 DApp 获利占比均不超过 10%。





(注:统计时间:2018-6-25 - 2019-5-31)


另一张数据图则显示,在 2018 年 9 月至 2019 年 3 月期间,EOS 上菠菜类 DApp 的盈利数量大于亏损,但从 2019 年 4 月开始,EOS 上菠菜类 DApp 亏损数量开始超过盈利 DApp 数量。






日前,在上海举办的 GBGSEC区块链游戏生态大会现场,DAppReview创始人牛凤轩也认为菠菜类 DApp 头部竞争现象明显:“总结下来,菠菜类 DApp 竞争激烈,仅头部的 DApp 能够收回成本。”

牛凤轩给出的的数据则是,目前最赚钱的 DApp 还是 Tronbet、PokerEOS、EOSJacks 等。而这些无一例外,均是身处榜单前列的。

对于这些菠菜应用开发团队来说,不仅行业的红利期已过,更严峻的大环境是,2019 年以来,圈里能分给 DApp 的流量少之又少。

菠菜开发者也在掉头,有业内人士向 Odaily星球日报透露,做一个菠菜类 DApp,成本只在 2 万左右,但不同于拿了投资的团队开发者,菠菜开发者为追币圈热点的个人开发者居多。

“船小好调头,很多在 Staking 火了之后,就开始搞 Staking 了。”上述业内人士说。


菠菜凉了,DApp更凉了


币圈日新月异,DApp 圈也一样,一个应用离场,总会有新的应用顶上。但大部分 DApp 生命周期并不长。

牛凤轩分享的数据显示,目前平均每个月都有大约 30 至 40 个 DApp 上线,但每月也会有 30 至 50 个不再有人使用,存活周期超过两个月的 DApp,只占总量的 30%。

菠菜的不可持续,早在去年年末时就初露端倪。当时 Odaily星球日报报道中曾提到,当时已有不少菠菜应用感受到日活已达冰点,提早退出了这场竞赛。

熊至最深时,既没有人炒币也没有人赌博。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菠菜类 DApp 的惨淡,是生态回归良性发展的开端,市场里的投资者已经到了关注更健康的区块链应用时候了。

于是,人们开始为牛市的到来寻找一个新的投资标的。也是那时开始,游戏是区块链落地第一试金石的概念被提出了。

几乎所有人都期待着游戏在这样的市场行情下大爆发,但现实却是,突出可玩性的游戏DApp 也没有如想象中获得大爆发。

少了菠菜类在数据上的润色,DApp 圈更凉了。

根据 DappReview 数据,当前共有 3548 个 DApp,而这些应用的总日活用户仅为 189209人。也就是说,平均下来,每个 DApp 现在仅能分到 53 个用户。





(注:从 2018 年 12 月至今,EOS 和 TRON 两条公链在今年 4 月至 5 月间达到 DApp 活跃用户量顶峰,随后开始波动下滑,近期日活数据有所回升,但距离此前巅峰时期仍有一定距离。)


DAppTotal 数据图表明,自 2018 年以来,DApp 的总量是在稳健增长的。与此同时,DApp 的新增速度开始放缓,也就是说,新的 DApp 越来越少了。






“比起年初,DApp 圈子的关注度肯定是变少了。年前的所谓 DApp 火爆,极大比例都是博彩流水支撑的,但是,随着菠菜类下降,越来越少人玩(DApp)了。”BlockHop创始人 Alex 也切实感受到了当前 DApp 圈的“凉”。

“在没有太多新增用户的情况下,DApp 发展还是比较缓,整体是下滑的。”一位区块链 DApp 从业者这样评价。

“用户现在不涉及质量,基本都是投资者,消费者目前数量可能不到 10 万量级。”Alex 表示,BlockHop 正在在传统圈子中寻求种子用户,当前其游戏应用中的用户多是通过传统渠道推广获得的,而不是区块链市场中获取的用户。

存量用户的关注度降低,对于期待资本入场支持的 DApp 开发团队们来说,并不利好。

“最近的 IEO,Staking,每一个都是直击投资者内心的。”Alex 认为,的确 DApp 的关注度被分散了,但 DApp 短期内,也难以出现一个爆款的产品。

牛凤轩的观点与 Alex 相似,他认为整个市场,正在等待一个爆款,一旦有一个内容方向探索出来,会快速爆发:

    “有了爆款,就可以复制、模仿并变现,吸引主流玩家进场。市场在等待,下一个爆款的诞生。”


但爆款的诞生除了努力外,往往还总是伴随着运气和机遇,如果是这样,等待 DApp 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注:本文中黄旭、查理辛为化名)
 

文 | 昕楠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查看全部
The-coin-cryptocurrency-Tron-and-rolling-dice.-Image_.jpg

菠菜DApp 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

菠菜是币圈对“博彩”的昵称,DApp 指的是基于分布式技术的应用程序。一年前,菠菜DApp 打得正火热。

2018 年的夏天,资金盘属性 DApp FOMO3D 上线,这款基于用户赌博、套利、投机需求开发出来的 DApp 不到 24 小时就吸金上亿,引爆了人们对于 DApp 开发野心。

在此市场环境下,菠菜DApp 游戏开始兴盛。

当时的菠菜有多火?

可以说,在 FOMO3D 之后,几乎每隔几天就陆续有新的菠菜类 DApp 上线。与此同时,6 月底才刚刚上线主网的 EOS 公链更是迎来了 DApp 生态的爆发,大量 DApp 开发者涌入开发菠菜DApp。一时间,骰子、德扑、赛狗等形形色色的菠菜DApp 在全球市值前三名的公链井喷,菠菜DApp 成为了漫长熊市中的绚烂烟火。

20190808141819oAQJ.jpeg


那时,24 小时用户活跃最高的 DApp 应用前十名几乎都是菠菜类游戏。菠菜也一度被认为与区块链有着天然契合点,将最先成为落地的一大应用场景。

2018 年末,我们将菠菜称为 DApp 风口上的猪,人人都想进来分羹。但到了2019 年,菠菜的声音渐渐淡出了这个圈子,一波老玩家、项目方正在离场。与此同时,DeFi(去中心化金融)、Staking(储币生息)、IEO(首次交易所发行)、比特币牛市等种种事件都在分散着这个圈子里存量用户的注意力,只有头部的 DApp 能活下去,菠菜DApp 也是如此。

也许你会说,这个市场从来就不缺少赌徒,老玩家离场后,会有一波新人涌入。但现实却是,菠菜和 DApp 都没有迎来他们半年前所期待的爆发期。


菠菜声音渐弱,部分玩家退场


进入 2019 年以来,菠菜似乎已经过时了。

“早就不玩了,现在一点玩的动力都没有。”当问及是否还在继续玩菠菜游戏时,DApp 老玩家黄旭摇了摇头。

一年前,黄旭开始接触 DApp 应用,火爆的 DApp 他总是一个不落地体验过一遍。但他几乎从不涉猎菠菜这一板块。

2018 年 10 月前后,EOS 主网上的菠菜类游戏开始井喷式爆发,看着越来越多人入场玩菠菜,黄旭也心动并入场了。

对于黄旭来说,玩菠菜的动力来源于“体验+赚钱”。

黄旭的菠菜主战场是 EOS 上的掷骰子游戏Dice,但在新项目发布时,他也总是冲在最前面,抢先加入新项目社群。

数月前,黄旭加入了一个为新菠菜项目 EOSJob 打新的社群,当时社群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玩,讨论的消息更是源源不断,分分钟消息都能飙升至 99+。

每次上线,黄旭都要花上一两个小时在菠菜上。但玩了一段时间后,黄旭才发现自己不仅钱没赚到,之前花在菠菜上的时间都打了水漂:“玩到后面真的有点上瘾了,但后来发现这终究是概率游戏,算下来肯定是亏的,既耽误时间,也不赚钱。”

赌博其实就是一场概率事件,庄家有无数次能赢的概率,但你只有一次。

意识到菠菜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后,黄旭离场了。如今再回看当时加入的一众菠菜应用打新群,黄旭发现,和他一样默默离场的玩家并不少。

“EOSJob 那个群后来就没声音了,已经变死群了。”黄旭说。

Odaily星期日报通过 DAppTotal 查阅数据发现,EOSJob 在初推出时用户的确不少,一度出现了几个峰值,但截至发稿前,日活用户不到 4 人。

像黄旭一样浅尝即止的玩家有很多,大部分人都在 2019 年后开始了离场潮。一些玩家向 Odaily星球日报坦言称:“Dapp 越来越没体验了,菠菜也不玩了,感觉很凉。”

输多赢少,正是赌徒们离场的一大因素。

PeckShield 为 Odaily星球日报提供的数据显示,从 2019 年 2 月开始,EOS 链上菠菜类 DApp 亏钱玩家占比不断攀升。2 月至 5 月间,亏钱玩家占比均超过 50%,其中 2019 年 5 月亏钱玩家的占比更是超过了 60%;波场(TRON)链上菠菜类 DApp 亏钱玩家的占比更是从 2018 年 10 月开始就已经呈现了超过 50% 的趋势。

20190808141820Xz6Z.jpeg


对比,PeckShield 团队解析:之所以亏的人变多了,是因为平台间竞争压力大,可能存在平台调整中奖率算法的情况。此外,另一种可能是用户流失率大了,很多用户玩几把觉得亏了就不玩了,因此被计入亏损用户。


赌徒聚集在头部薅羊毛


“菠菜是真实存在的市场,刚需市场。此类玩法下面有一些赌徒长期呆着,所以你说他一点没有前途,肯定不是。”一业内人士评价道。

币圈是一个投机者聚集的市场,如果说币圈都是想拿 1 万块钱赚 100 万的人,菠菜的确提供了天然的渠道。

人们相信,即便菠菜DApp 流量枯竭,赌徒是会一直存在的。这个看似死气沉沉的市场里,的确仍有一些头部的菠菜DApp 正在聚集着存量玩家。

近半年来,波场头部菠菜应用 WINK(Tronbet)日活用户虽出现了小幅波动,但其日活量几乎均是稳定在 2000 以上的。

20190808141821f8cc.jpeg


WINK 登陆币安 IEO 的消息也是近期来 DApp 圈的一件大事。

但对于 WINK 登陆币安的事件,人们评价不一。

支持者认为,相比起各种概念空气币,DApp 起码算是一个落地的应用,币价是靠真实的交易量来支撑着的。

反对者则批判 WINK 是个垃圾项目,只炒作金融产品也是在建设空中楼阁,并没有为行业带来任何价值,可持续性存怀疑。

菠菜这个市场里从来不缺赌徒,但与纯粹的赌徒心态不同的是,有一波“聪明人”还瞄准了菠菜DApp 背后的分红代币。

WINK 的成功上币诱发了一种新的玩家盈利方式——赌博即挖矿。

不同于黄旭,查理辛自嘲为“赌狗”,称自己有易梭哈体质。他从去年 7 月份入场玩菠菜DApp,用他的话来说,他是菠菜DApp 的资深玩家,EOS、TRX 的菠菜上来后都撸了个遍。

“你进一个场子,里面有几百桌在打牌,你知道这感觉多震撼不?(就像是)农村婚礼几百桌,不是在吃饭,都在打牌。”查理辛向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这样形容他看到的链上赌场生态。

随着菠菜声音渐弱,菠菜应用开始如流水般迭代,而他却是坚守在菠菜市场里铁打的玩家。他甚至能说出一些项目方们跑路前管用的套路——做不下去就假装黑客攻击奖池,关门跑路

查理辛称,自己之所以热衷菠菜,不仅仅是能满足“赌”的欲望,还能“挖矿”。“挖矿”指的是通过玩菠菜游戏获得该菠菜应用的分红币,从 Eosbet、Tronbet 到 BG(BigGame)甚至一些已经“跑路”、币价“归零”的菠菜DApp 项目方,他都“薅”了个遍。

“好听点是游戏即挖矿,难听点是赌博即挖矿。不然你以为我哪里来钱不断赌?有时候挖着挖着,赢钱了还赚平台币。”查理辛向 Odaily星球日报分享了自己一边赌一边薅分红币的经验,“一般早期玩游戏获得的平台币多,分红很快回本。如果他刚公布消息或者刚开一个新的板块的时候,你马上(入场)是大赚的。”

“我前天开始挖的 WINK 的币,现在回本 2/3 了。”查理辛略显得意。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了。现在通过这种 DApp 代币的收益已经几十倍了。”凌晨 1 点,查理辛还给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发来消息,称自己刚刚赌了几把,准备入睡。


菠菜蓝海已过,红海没来


从实际的DApp生存数据上看,菠菜仍是 TRON、EOS 链上活跃度最高的品类。

但留给投机者们的菠菜DApp 开发团队的空间已经不多了。这一市场正在被头部的几个菠菜应用垄断。

PeckShield 数据显示,当前两大菠菜生态繁荣的公链 EOS、TRON 中,头部效应已经出现。Dice 占领了 EOS 上 70% 的菠菜类 DApp 总交易额,TRONbet 则占领了波场上 86% 的菠菜类DApp总交易额。

20190808141822DKpZ.jpeg


过去的一年里,Dice 和 TRONbet 还是该两大公链菠菜类 DApp 的总获利冠军,利润分别占比各自公链前十名 DApp 的 46.02% 和 70.63%。其中,波场链上除 TRONbet 外的菠菜类 DApp 获利占比均不超过 10%。

20190808141822lHPA.jpeg

(注:统计时间:2018-6-25 - 2019-5-31)


另一张数据图则显示,在 2018 年 9 月至 2019 年 3 月期间,EOS 上菠菜类 DApp 的盈利数量大于亏损,但从 2019 年 4 月开始,EOS 上菠菜类 DApp 亏损数量开始超过盈利 DApp 数量。

20190808141823EFhF.jpeg


日前,在上海举办的 GBGSEC区块链游戏生态大会现场,DAppReview创始人牛凤轩也认为菠菜类 DApp 头部竞争现象明显:“总结下来,菠菜类 DApp 竞争激烈,仅头部的 DApp 能够收回成本。”

牛凤轩给出的的数据则是,目前最赚钱的 DApp 还是 Tronbet、PokerEOS、EOSJacks 等。而这些无一例外,均是身处榜单前列的。

对于这些菠菜应用开发团队来说,不仅行业的红利期已过,更严峻的大环境是,2019 年以来,圈里能分给 DApp 的流量少之又少。

菠菜开发者也在掉头,有业内人士向 Odaily星球日报透露,做一个菠菜类 DApp,成本只在 2 万左右,但不同于拿了投资的团队开发者,菠菜开发者为追币圈热点的个人开发者居多。

“船小好调头,很多在 Staking 火了之后,就开始搞 Staking 了。”上述业内人士说。


菠菜凉了,DApp更凉了


币圈日新月异,DApp 圈也一样,一个应用离场,总会有新的应用顶上。但大部分 DApp 生命周期并不长。

牛凤轩分享的数据显示,目前平均每个月都有大约 30 至 40 个 DApp 上线,但每月也会有 30 至 50 个不再有人使用,存活周期超过两个月的 DApp,只占总量的 30%。

菠菜的不可持续,早在去年年末时就初露端倪。当时 Odaily星球日报报道中曾提到,当时已有不少菠菜应用感受到日活已达冰点,提早退出了这场竞赛。

熊至最深时,既没有人炒币也没有人赌博。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菠菜类 DApp 的惨淡,是生态回归良性发展的开端,市场里的投资者已经到了关注更健康的区块链应用时候了。

于是,人们开始为牛市的到来寻找一个新的投资标的。也是那时开始,游戏是区块链落地第一试金石的概念被提出了。

几乎所有人都期待着游戏在这样的市场行情下大爆发,但现实却是,突出可玩性的游戏DApp 也没有如想象中获得大爆发。

少了菠菜类在数据上的润色,DApp 圈更凉了。

根据 DappReview 数据,当前共有 3548 个 DApp,而这些应用的总日活用户仅为 189209人。也就是说,平均下来,每个 DApp 现在仅能分到 53 个用户。

201908081418240k0S.jpeg

(注:从 2018 年 12 月至今,EOS 和 TRON 两条公链在今年 4 月至 5 月间达到 DApp 活跃用户量顶峰,随后开始波动下滑,近期日活数据有所回升,但距离此前巅峰时期仍有一定距离。)


DAppTotal 数据图表明,自 2018 年以来,DApp 的总量是在稳健增长的。与此同时,DApp 的新增速度开始放缓,也就是说,新的 DApp 越来越少了。

20190808141825aQRy.jpeg


“比起年初,DApp 圈子的关注度肯定是变少了。年前的所谓 DApp 火爆,极大比例都是博彩流水支撑的,但是,随着菠菜类下降,越来越少人玩(DApp)了。”BlockHop创始人 Alex 也切实感受到了当前 DApp 圈的“凉”。

“在没有太多新增用户的情况下,DApp 发展还是比较缓,整体是下滑的。”一位区块链 DApp 从业者这样评价。

“用户现在不涉及质量,基本都是投资者,消费者目前数量可能不到 10 万量级。”Alex 表示,BlockHop 正在在传统圈子中寻求种子用户,当前其游戏应用中的用户多是通过传统渠道推广获得的,而不是区块链市场中获取的用户。

存量用户的关注度降低,对于期待资本入场支持的 DApp 开发团队们来说,并不利好。

“最近的 IEO,Staking,每一个都是直击投资者内心的。”Alex 认为,的确 DApp 的关注度被分散了,但 DApp 短期内,也难以出现一个爆款的产品。

牛凤轩的观点与 Alex 相似,他认为整个市场,正在等待一个爆款,一旦有一个内容方向探索出来,会快速爆发:


    “有了爆款,就可以复制、模仿并变现,吸引主流玩家进场。市场在等待,下一个爆款的诞生。”



但爆款的诞生除了努力外,往往还总是伴随着运气和机遇,如果是这样,等待 DApp 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注:本文中黄旭、查理辛为化名)
 

文 | 昕楠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比特币价格复苏,带动区块链行业投融资持续回暖

市场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5 12:29 • 来自相关话题

刚刚结束的7月里,乍暖还寒的投融资环境并未发生改变。

据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7月约有173只基金完成了募资,共募集272.6亿元人民币。但愉悦资本和华兴资本旗下新基金分别募得近50亿人民币和65亿人民币,两只基金募资金额占7月募资总额的42%。

投资方面,区块链行业的投资次数显著增加。

 
区块链行业投融资与二级市场联动
 

2019年以来,比特币经历了一轮从熊市到牛市的转换。

比特币价格从2018年第四季度狂泻50%之后,在2019年1月初创下两年来新低。在经历了近半年的沉寂之后,比特币在4月发力,一路狂奔。拥有27亿用户的互联网社交巨头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更是给整个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与此同时,比特币也最高攻上了88000多元,带动其他主流币普涨。

根据记者统计发现,区块链的投融资事件和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存在一定的相关性。在2019年一季度,仅有49家区块链企业得到投资,是2018年以来区块链投资事件最少的一个季度。但是这个数据很快得到转变,2019年二季度,共有70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在刚刚过去的7月里,就有33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有望整体在三季度回到2018年一季度的水平。

2019年上半年,75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总金额高达49亿元人民币,其中战略投资、A轮和种子轮投资数量最多,分别达到35个、23个和21个。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为650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四大领域分别是社交类DApp、协议、公链以及数字资产综合管理。

而今年7月,12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共计融资4.5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375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项目仍然是数字货币。

 
蚂蚁金服、日本软银频频出击
 

在2019年上半年,283家投资方中闪现出不少传统大机构与大企业的身影,包括IDG、蚂蚁金服、日本软银等。

今年2月,红杉资本印度参投了社区工具开发商Band Protocal;2月,富达国际参投了加密货币数据供应商Coin Metrics; 4月,Paypal参投了数字身份认证商Cambridge Blockchain;5月,蚂蚁金服参投了以色列隐私技术的开发商QEDIT;5月,日本软银参投了区块链动漫项目Myou。

最新数据显示,蚂蚁金服的区块链项目迄今已经落地了40多个应用场景,在公益、跨境汇款、小微企业融资、商品正品溯源、租赁房源溯源等领域均有涉及。

不仅传统大机构青睐区块链投资,不少传统领域的个人投资者也把目光投向了区块链项目。

7月,美图董事长蔡文胜以个人名义战略投资了抹茶(MXC)交易所。MXC交易所成立于2018年4月,拥有200万注册用户,日活用户超过20万,日交易量超过6亿美元。


来源:中国基金报

原题《区块链行业投融资持续回暖 日本软银、蚂蚁金服竞相参与》

记者 莫琳 查看全部
web1_Blockchain-to-open-new-doors-for-SME-funding.jpg

刚刚结束的7月里,乍暖还寒的投融资环境并未发生改变。

据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7月约有173只基金完成了募资,共募集272.6亿元人民币。但愉悦资本和华兴资本旗下新基金分别募得近50亿人民币和65亿人民币,两只基金募资金额占7月募资总额的42%。

投资方面,区块链行业的投资次数显著增加。

 
区块链行业投融资与二级市场联动
 

2019年以来,比特币经历了一轮从熊市到牛市的转换。

比特币价格从2018年第四季度狂泻50%之后,在2019年1月初创下两年来新低。在经历了近半年的沉寂之后,比特币在4月发力,一路狂奔。拥有27亿用户的互联网社交巨头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更是给整个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与此同时,比特币也最高攻上了88000多元,带动其他主流币普涨。

根据记者统计发现,区块链的投融资事件和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存在一定的相关性。在2019年一季度,仅有49家区块链企业得到投资,是2018年以来区块链投资事件最少的一个季度。但是这个数据很快得到转变,2019年二季度,共有70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在刚刚过去的7月里,就有33家区块链公司得到投资,有望整体在三季度回到2018年一季度的水平。

2019年上半年,75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总金额高达49亿元人民币,其中战略投资、A轮和种子轮投资数量最多,分别达到35个、23个和21个。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为650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四大领域分别是社交类DApp、协议、公链以及数字资产综合管理。

而今年7月,12个已披露投资金额的区块链项目共计融资4.5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金额3750万元人民币,获得融资最多的项目仍然是数字货币。

 
蚂蚁金服、日本软银频频出击
 

在2019年上半年,283家投资方中闪现出不少传统大机构与大企业的身影,包括IDG、蚂蚁金服、日本软银等。

今年2月,红杉资本印度参投了社区工具开发商Band Protocal;2月,富达国际参投了加密货币数据供应商Coin Metrics; 4月,Paypal参投了数字身份认证商Cambridge Blockchain;5月,蚂蚁金服参投了以色列隐私技术的开发商QEDIT;5月,日本软银参投了区块链动漫项目Myou。

最新数据显示,蚂蚁金服的区块链项目迄今已经落地了40多个应用场景,在公益、跨境汇款、小微企业融资、商品正品溯源、租赁房源溯源等领域均有涉及。

不仅传统大机构青睐区块链投资,不少传统领域的个人投资者也把目光投向了区块链项目。

7月,美图董事长蔡文胜以个人名义战略投资了抹茶(MXC)交易所。MXC交易所成立于2018年4月,拥有200万注册用户,日活用户超过20万,日交易量超过6亿美元。


来源:中国基金报

原题《区块链行业投融资持续回暖 日本软银、蚂蚁金服竞相参与》

记者 莫琳

链游“哑火”背后:一场区块链开发者与资金、用户、技术的缠斗

特写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5-08 10:58 • 来自相关话题

BLOCKLORDS 游戏界面


上个月,腾讯推出了一款名为《一起来捉妖》的游戏,上线当日便荣登游戏单榜首,并掀起了一股“捉妖热”。

虽然打着区块链擦边球,《一起来捉妖》并没有太多区块链元素,但这款早在去年 4 月就已筹备的游戏,无论从质量、创意,还是用户体量来看,都让区块链游戏望尘莫及。

纵观区块链生态,能长期占据 DApp 数据统计榜首的,依旧是菠菜、竞猜类游戏,时不时发生的黑客攻击事件,也让这类游戏徘徊于“危机边缘”。

“资金是区块链开发者面临的头号难题。”BLOCKLORDS 制作人 Nicky 告诉 31QU,菠菜类游戏短时间吸金效应惊人,但并不长久,行情低迷的情况下,链游团队依旧在苦寻盈利。

另一方面,几大公链绝对优势尚未显现,用户还零落分散在各条公链,对于 DApp 开发团队来说,只在一条公链上开发游戏不太现实,但“全能开发者稀缺”、DApp“迁移难度大”。

资金、用户、技术逐渐成为横亘在团队面前的三块绊脚石,去年下半年还热闹非凡的项目,不少已经哑火,团队不得不暂时退场。


找资金


据 DAppReview 统计的数据,2018 年春节期间,几大公链平均每日交易额较 12 月降低了 60~70%,在经历去年下半年的疯狂后,DApp 的热度跌落近半,没有“暴富效应”后,DApp 创业团队的资金问题就显现了。

此前,DApp 曾一度流行“礼包预售”模式,即在游戏上线前,就提前出售包含道具、券、代币等的“超值礼包”,团队先获得一笔收入支持后续的发展。随着 DApp 热度减弱,这种模式的吸引力逐渐减少。

“我们也想过这种模式,但最后发现与预期有差距,就放弃了。”Nicky 告诉 31QU,对策略类游戏来说,预售的模式对后进场的玩家不公平,所以没采用这种方式。

幸运的是,两次开发者大赛给他们带来了“启动基金”。

“参加大赛的时候,我们就是抱着获奖目的去的。”回忆当时的参赛初衷和取得的成绩时,Nicky 依旧难掩兴奋,当时团队刚组建,恰好赶上 NEO 举办首届开发者大赛,他们最终拿到了 50 万元奖金。

去年年底,团队又参加了波场举办的“TRONAccelerator”线上 DApp 开发者大赛,再次拿到了 3 万美元奖金。

而同期参赛的其他团队,就没那么顺利了。“当年和我们一起参加 NEO开发者大赛的项目,除了一两个幸存,大部分已经消失匿迹了”,Nicky 称,后来都没看到他们游戏传出任何关于上线的消息,“估计是放弃了”。

如果不是这两次大赛的奖金,BLOCKLORDS 的后续开发可能不会那么顺利,“我们接触了几个投资人,但现在的行情下,对方基本上都希望先看到游戏成品、用户数据后,再决定是否投资。” Nicky 表示,但对于 DApp 来说,前期正是急需资金的阶段,“没钱怎么有产品?”

一位去年 11 月就已入场,目前还在坚持的开发者白浩告诉 31QU,自从去年 12 月游戏上线火了一阵,吸引一批玩家后,“现在玩的人已经不多了。”他坦言,虽然“每周还会推出新玩法,但游戏已经不是团队的主要工作。”

在他们的游戏内测群里,还时不时有积极的玩家出来聊天,让群友聊聊 EOS 和目前的游戏,但畅谈 EOS、链游未来的玩家越来来少,管理员偶尔出现,回复用户多次询问的“最近是否要推出新玩法”疑问时,会留下一句:“如今保持现金流才是最重要的。”

而没有充裕资金,已将游戏停服的邵夏团队已经退场,目前的状态是“观望”。

他们去年开发了一款卡牌游戏,由于玩家锐减、营收无法 Cover 支出,热度仅持续了两周,最后在玩家的一脸惊愕中匆忙停止了项目。如今 3 个多月过去了,邵夏依旧没有看到合适的时机,只能“再等等看”。


增量用户在哪里?


除了资金,DApp 团队还需解决获客问题。

一位深度参与 EOS 侧链开发的投资人告诉 31 QU,今年以来 EOS 的 DApp 整体数据每月下降 20~30%,寻找增量用户已经成为公链当前最紧迫的事情。

前段时间,一款基于波场开发的竞猜游戏占据了波场 DApp 日活榜首,该游戏客服小巴对31QU表示,他们的用户主要在海外。他进一步透露,“其实国内用户很少,没几个”。仅 2 天后,31QU 再次查看该竞猜类游戏排名,其已经从波场榜单周日活首位下落到第 5 的位置。

连博彩、竞猜类游戏的吸引力都变弱了,其他链游还有机会吗?

Nicky 团队寄希望于优质产品。据了解,他们正在开发的是一款以欧洲中世纪为背景的史诗策略类区块链游戏——BLOCKLORDS。

据 Nicky 介绍,目前整个项目进展还算顺利,游戏仅上线一周、尚未推广的情况下,“交易量在一千笔以上,交易额有 4 万多个 Tron。”

这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

根据 DAppreview 近期发布的 2019Q1 DApp数据报告, 如果按照每日交易额作为筛选标准,对数据过滤,可以获得“各条公链日活用户在3000~6000之间”的结论。

一直以来,使用门槛高一定程度上制约了 DApp 的规模落地。“比如新用户要玩 DApp,你需要先让他了解加密货币、钱包,甚至 EOS 账户、RAM等概念,对于不熟悉区块链的用户来说,这就把很多玩家挡在了游戏之外。”白浩告诉 31QU,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

入局区块链前,Nicky 在国内一家知名游戏公司担任运营总监,2017 年年底,加密猫(CrytoKitties)引爆游戏圈,在与几个伙伴商量后,决定入圈做链游,团队6~7 个成员,恰好是独立工作室的规模。

他告诉 31QU,BLOCKLORDS 现阶段主要面向海外用户,对国内用户可能有些门槛。“我们团队成员此前的工作,就是做国内游戏的海外本地化的,对海外玩家有较深的了解。”

Nicky 介绍,“海外的玩家和国内玩家的不同在于,他们对游戏的‘好玩性’更加重视。”

“从项目发布到上线,我们一直在推特上和玩家同步进度,陆陆续续有日本、秘鲁的玩家留言,期待我们的游戏上线。”Nicky 表示,他们希望凝聚核心粉丝,借助他们的口碑,把游戏传播出去,等做好海外市场,他们会推出中文版。


DApp 迁移难度


除了资金用户问题,链游开发还会遇到人才和特有的“跨链”问题。

“国内厉害的开发者其实不多。”

一位链游开发者分析说,链游画面渣、操作延迟的问题不仅因为公链性能的限制,另一方面,“由于不同的公链的开发语言不同,市面上也很难找到对 Java、Python、C# 等语言全能的程序员。”

2017 年底,同样是看到一只小猫咪竟能掀起全民讨论热潮后,已在游戏行业有近 10 年经验的老将陈昊芝很快反应过来。如果按照游戏周期论,5 年就会转换一个战场的话,是时候考虑开拓新赛道了。






于是,陈昊芝和友人共同发起了游戏公链项目 Cocos-BCX。在进入区块链之前,他做的是游戏引擎,如今转向区块链,他要做的也还是“老本行”,

“对独立开发者来说,由于不同公链存在不同的开发环境,要想在不同公链上部署游戏,开发投入就是很大一笔开支。”陈昊芝表示,Cocos-BCX 是一条专门为游戏开发者准备的公链,“给开发者提供开发工具,以及支持跨平台的技术环境,让开发者轻松就能把游戏部署到其他公链上。”

简单类比,Cocos-BCX 就像是一个封装好的盒子,它的功能是给开发者提供各种调用接口,让一些复杂的开发过程变得简单,减少开发者将项目迁移其他公链的难度。

今年 3 月 24 日,Cocos 在其主办的区块链游戏技术大会上发布并演示了支持区块链游戏开发的引擎 Cocos。宣布提供类似服务的,还有另两家游戏引擎提供商,白鹭科技和 LayaBox,其中,去年 5 月,白鹭发布了HTML5区块链引擎,满足开发者需求。

“传统游戏开发需要引擎,在进行区块链游戏开发的时候,同样需要这类工具。”Nicky 表示,他们目前就在用 Cocos 开源提供的开发工具,“不同公链交互、跨链在理论上可行,但短时间内还无法实现。”

“另外,我们尝试过把 BLOCKLORDS 的战斗逻辑上链,写进智能合约,但最后发现不太可行,一方面是数据体量较大,另一方面会造成比较高昂的 Gas 费用,是否需要玩家承担这部分费用是个问题。”

智能合约的开发,数据、功能、逻辑上链的取舍是区块链游戏的独有特点,Nicky 告诉 31QU,由于游戏本身就是需要多次更新迭代的产品,如果把战斗公式上链,要想更新,就必须改动相关的代码,牵一发而动全身,“而改动底层智能合约没那么容易,从团队角度看,也不太好支撑这部分的成本。”


结语


DApp 再也不是一门疯狂、稳赚的生意了。

无论对独立游戏开发者,还是从传统游戏进场的大玩家来说,现阶段除了博彩、竞猜游戏,其他类型的游戏要想突围、寻求赢利暂时还不现实。

至少摆在 DApp 开发者面前的,还有资金、用户、技术等这几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中,有的项目可以解决,有的只能依赖整个行业的迭代。

不过,区块链游戏这个命题,依旧有广阔的前景。因为根据 DappReview 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三大主链总计 DApp 交易流水达到了 36 亿美金,相比于去年全年的 50 亿美金,不难预计:今年上半年,这个数据就能轻松超越去年全年的数据。

只要忠诚的用户还在、进场的开发者越多,再加上基于公链开发的游戏质量更好,区块链游戏总有一天会离普通大众越来越近,甚至触手可及。


文 / 31QU 林君 查看全部
201905072209101.jpg

BLOCKLORDS 游戏界面


上个月,腾讯推出了一款名为《一起来捉妖》的游戏,上线当日便荣登游戏单榜首,并掀起了一股“捉妖热”。

虽然打着区块链擦边球,《一起来捉妖》并没有太多区块链元素,但这款早在去年 4 月就已筹备的游戏,无论从质量、创意,还是用户体量来看,都让区块链游戏望尘莫及。

纵观区块链生态,能长期占据 DApp 数据统计榜首的,依旧是菠菜、竞猜类游戏,时不时发生的黑客攻击事件,也让这类游戏徘徊于“危机边缘”。

“资金是区块链开发者面临的头号难题。”BLOCKLORDS 制作人 Nicky 告诉 31QU,菠菜类游戏短时间吸金效应惊人,但并不长久,行情低迷的情况下,链游团队依旧在苦寻盈利。

另一方面,几大公链绝对优势尚未显现,用户还零落分散在各条公链,对于 DApp 开发团队来说,只在一条公链上开发游戏不太现实,但“全能开发者稀缺”、DApp“迁移难度大”。

资金、用户、技术逐渐成为横亘在团队面前的三块绊脚石,去年下半年还热闹非凡的项目,不少已经哑火,团队不得不暂时退场。


找资金


据 DAppReview 统计的数据,2018 年春节期间,几大公链平均每日交易额较 12 月降低了 60~70%,在经历去年下半年的疯狂后,DApp 的热度跌落近半,没有“暴富效应”后,DApp 创业团队的资金问题就显现了。

此前,DApp 曾一度流行“礼包预售”模式,即在游戏上线前,就提前出售包含道具、券、代币等的“超值礼包”,团队先获得一笔收入支持后续的发展。随着 DApp 热度减弱,这种模式的吸引力逐渐减少。

“我们也想过这种模式,但最后发现与预期有差距,就放弃了。”Nicky 告诉 31QU,对策略类游戏来说,预售的模式对后进场的玩家不公平,所以没采用这种方式。

幸运的是,两次开发者大赛给他们带来了“启动基金”。

“参加大赛的时候,我们就是抱着获奖目的去的。”回忆当时的参赛初衷和取得的成绩时,Nicky 依旧难掩兴奋,当时团队刚组建,恰好赶上 NEO 举办首届开发者大赛,他们最终拿到了 50 万元奖金。

去年年底,团队又参加了波场举办的“TRONAccelerator”线上 DApp 开发者大赛,再次拿到了 3 万美元奖金。

而同期参赛的其他团队,就没那么顺利了。“当年和我们一起参加 NEO开发者大赛的项目,除了一两个幸存,大部分已经消失匿迹了”,Nicky 称,后来都没看到他们游戏传出任何关于上线的消息,“估计是放弃了”。

如果不是这两次大赛的奖金,BLOCKLORDS 的后续开发可能不会那么顺利,“我们接触了几个投资人,但现在的行情下,对方基本上都希望先看到游戏成品、用户数据后,再决定是否投资。” Nicky 表示,但对于 DApp 来说,前期正是急需资金的阶段,“没钱怎么有产品?”

一位去年 11 月就已入场,目前还在坚持的开发者白浩告诉 31QU,自从去年 12 月游戏上线火了一阵,吸引一批玩家后,“现在玩的人已经不多了。”他坦言,虽然“每周还会推出新玩法,但游戏已经不是团队的主要工作。”

在他们的游戏内测群里,还时不时有积极的玩家出来聊天,让群友聊聊 EOS 和目前的游戏,但畅谈 EOS、链游未来的玩家越来来少,管理员偶尔出现,回复用户多次询问的“最近是否要推出新玩法”疑问时,会留下一句:“如今保持现金流才是最重要的。”

而没有充裕资金,已将游戏停服的邵夏团队已经退场,目前的状态是“观望”。

他们去年开发了一款卡牌游戏,由于玩家锐减、营收无法 Cover 支出,热度仅持续了两周,最后在玩家的一脸惊愕中匆忙停止了项目。如今 3 个多月过去了,邵夏依旧没有看到合适的时机,只能“再等等看”。


增量用户在哪里?


除了资金,DApp 团队还需解决获客问题。

一位深度参与 EOS 侧链开发的投资人告诉 31 QU,今年以来 EOS 的 DApp 整体数据每月下降 20~30%,寻找增量用户已经成为公链当前最紧迫的事情。

前段时间,一款基于波场开发的竞猜游戏占据了波场 DApp 日活榜首,该游戏客服小巴对31QU表示,他们的用户主要在海外。他进一步透露,“其实国内用户很少,没几个”。仅 2 天后,31QU 再次查看该竞猜类游戏排名,其已经从波场榜单周日活首位下落到第 5 的位置。

连博彩、竞猜类游戏的吸引力都变弱了,其他链游还有机会吗?

Nicky 团队寄希望于优质产品。据了解,他们正在开发的是一款以欧洲中世纪为背景的史诗策略类区块链游戏——BLOCKLORDS。

据 Nicky 介绍,目前整个项目进展还算顺利,游戏仅上线一周、尚未推广的情况下,“交易量在一千笔以上,交易额有 4 万多个 Tron。”

这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

根据 DAppreview 近期发布的 2019Q1 DApp数据报告, 如果按照每日交易额作为筛选标准,对数据过滤,可以获得“各条公链日活用户在3000~6000之间”的结论。

一直以来,使用门槛高一定程度上制约了 DApp 的规模落地。“比如新用户要玩 DApp,你需要先让他了解加密货币、钱包,甚至 EOS 账户、RAM等概念,对于不熟悉区块链的用户来说,这就把很多玩家挡在了游戏之外。”白浩告诉 31QU,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

入局区块链前,Nicky 在国内一家知名游戏公司担任运营总监,2017 年年底,加密猫(CrytoKitties)引爆游戏圈,在与几个伙伴商量后,决定入圈做链游,团队6~7 个成员,恰好是独立工作室的规模。

他告诉 31QU,BLOCKLORDS 现阶段主要面向海外用户,对国内用户可能有些门槛。“我们团队成员此前的工作,就是做国内游戏的海外本地化的,对海外玩家有较深的了解。”

Nicky 介绍,“海外的玩家和国内玩家的不同在于,他们对游戏的‘好玩性’更加重视。”

“从项目发布到上线,我们一直在推特上和玩家同步进度,陆陆续续有日本、秘鲁的玩家留言,期待我们的游戏上线。”Nicky 表示,他们希望凝聚核心粉丝,借助他们的口碑,把游戏传播出去,等做好海外市场,他们会推出中文版。


DApp 迁移难度


除了资金用户问题,链游开发还会遇到人才和特有的“跨链”问题。

“国内厉害的开发者其实不多。”

一位链游开发者分析说,链游画面渣、操作延迟的问题不仅因为公链性能的限制,另一方面,“由于不同的公链的开发语言不同,市面上也很难找到对 Java、Python、C# 等语言全能的程序员。”

2017 年底,同样是看到一只小猫咪竟能掀起全民讨论热潮后,已在游戏行业有近 10 年经验的老将陈昊芝很快反应过来。如果按照游戏周期论,5 年就会转换一个战场的话,是时候考虑开拓新赛道了。

201905072209102.jpg


于是,陈昊芝和友人共同发起了游戏公链项目 Cocos-BCX。在进入区块链之前,他做的是游戏引擎,如今转向区块链,他要做的也还是“老本行”,

“对独立开发者来说,由于不同公链存在不同的开发环境,要想在不同公链上部署游戏,开发投入就是很大一笔开支。”陈昊芝表示,Cocos-BCX 是一条专门为游戏开发者准备的公链,“给开发者提供开发工具,以及支持跨平台的技术环境,让开发者轻松就能把游戏部署到其他公链上。”

简单类比,Cocos-BCX 就像是一个封装好的盒子,它的功能是给开发者提供各种调用接口,让一些复杂的开发过程变得简单,减少开发者将项目迁移其他公链的难度。

今年 3 月 24 日,Cocos 在其主办的区块链游戏技术大会上发布并演示了支持区块链游戏开发的引擎 Cocos。宣布提供类似服务的,还有另两家游戏引擎提供商,白鹭科技和 LayaBox,其中,去年 5 月,白鹭发布了HTML5区块链引擎,满足开发者需求。

“传统游戏开发需要引擎,在进行区块链游戏开发的时候,同样需要这类工具。”Nicky 表示,他们目前就在用 Cocos 开源提供的开发工具,“不同公链交互、跨链在理论上可行,但短时间内还无法实现。”

“另外,我们尝试过把 BLOCKLORDS 的战斗逻辑上链,写进智能合约,但最后发现不太可行,一方面是数据体量较大,另一方面会造成比较高昂的 Gas 费用,是否需要玩家承担这部分费用是个问题。”

智能合约的开发,数据、功能、逻辑上链的取舍是区块链游戏的独有特点,Nicky 告诉 31QU,由于游戏本身就是需要多次更新迭代的产品,如果把战斗公式上链,要想更新,就必须改动相关的代码,牵一发而动全身,“而改动底层智能合约没那么容易,从团队角度看,也不太好支撑这部分的成本。”


结语


DApp 再也不是一门疯狂、稳赚的生意了。

无论对独立游戏开发者,还是从传统游戏进场的大玩家来说,现阶段除了博彩、竞猜游戏,其他类型的游戏要想突围、寻求赢利暂时还不现实。

至少摆在 DApp 开发者面前的,还有资金、用户、技术等这几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中,有的项目可以解决,有的只能依赖整个行业的迭代。

不过,区块链游戏这个命题,依旧有广阔的前景。因为根据 DappReview 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三大主链总计 DApp 交易流水达到了 36 亿美金,相比于去年全年的 50 亿美金,不难预计:今年上半年,这个数据就能轻松超越去年全年的数据。

只要忠诚的用户还在、进场的开发者越多,再加上基于公链开发的游戏质量更好,区块链游戏总有一天会离普通大众越来越近,甚至触手可及。


文 / 31QU 林君

不甘落后,微软发布以太坊应用程序开发工具包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5-08 10:39 • 来自相关话题

(图片来源:flickr)


据Coindesk 5月7日报道,微软最近发布了一套工具包,该工具包将允许客户在其云计算平台Azure上构建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

本周,微软的MVP(最有价值的专业人士)、BuildAzure.com的创始人Chris Pietschmann在其博客中宣布,微软开发的全新Azure区块链开发工具包将帮助开发者在Azure的区块链服务或以太坊区块链上创建并部署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

这一套以太坊开发工具包作为微软源代码编辑器Visual Studio代码的扩展,将允许开发者创建并部署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同时还可以帮助开发者利用Solity和Truffle等开源区块链工具。

微软在其GitHub页面上表示:

    Azure区块链服务是一种托管性质的以太坊服务,你可以对其进行部署,并与它进行交互,你甚至还可以将它集成到其他基于Azure的服务中,比如Azure Flow、Logic Apps或者像SQL Server和Cosmos DB这样的存储服务。


Pietschmann表示,Windows 10和MacOS都将支持这一扩展,并补充说这套以太坊开发工具包也可以在Azure的虚拟机中运行。

随后,Pietschmann进一步指出:

    虽然社区中的其他开发者已经发布了针对Visual Studio Code的Solidy和其他区块链技术扩展,但是现在微软也发布了一套相应的官方工具。


就在上个月,微软与以太坊企业联盟(Enterprise  Ethereum Alliance)联合推出了一套用于构建通证的工具包,该工具包旨在帮助企业设计并创建适合企业特定需求的加密货币通证。此外,微软还在Azure上推出了以太坊共识“权威证明(proof of authority)”,它取代了公有链通常使用的工作量证明机制。

在上周,微软还曾表示,它将通过Azure平台向其商业客户推广摩根大通的Quorum区块链。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microsoft-releases-ethereum-app-development-kit-for-azure-cloud
作者:Yogita Khatri
编译:Captain Hiro 查看全部
201905071215083857.jpg

(图片来源:flickr)


据Coindesk 5月7日报道,微软最近发布了一套工具包,该工具包将允许客户在其云计算平台Azure上构建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

本周,微软的MVP(最有价值的专业人士)、BuildAzure.com的创始人Chris Pietschmann在其博客中宣布,微软开发的全新Azure区块链开发工具包将帮助开发者在Azure的区块链服务或以太坊区块链上创建并部署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

这一套以太坊开发工具包作为微软源代码编辑器Visual Studio代码的扩展,将允许开发者创建并部署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同时还可以帮助开发者利用Solity和Truffle等开源区块链工具。

微软在其GitHub页面上表示:


    Azure区块链服务是一种托管性质的以太坊服务,你可以对其进行部署,并与它进行交互,你甚至还可以将它集成到其他基于Azure的服务中,比如Azure Flow、Logic Apps或者像SQL Server和Cosmos DB这样的存储服务。



Pietschmann表示,Windows 10和MacOS都将支持这一扩展,并补充说这套以太坊开发工具包也可以在Azure的虚拟机中运行。

随后,Pietschmann进一步指出:


    虽然社区中的其他开发者已经发布了针对Visual Studio Code的Solidy和其他区块链技术扩展,但是现在微软也发布了一套相应的官方工具。



就在上个月,微软与以太坊企业联盟(Enterprise  Ethereum Alliance)联合推出了一套用于构建通证的工具包,该工具包旨在帮助企业设计并创建适合企业特定需求的加密货币通证。此外,微软还在Azure上推出了以太坊共识“权威证明(proof of authority)”,它取代了公有链通常使用的工作量证明机制。

在上周,微软还曾表示,它将通过Azure平台向其商业客户推广摩根大通的Quorum区块链。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microsoft-releases-ethereum-app-development-kit-for-azure-cloud
作者:Yogita Khatri
编译:Captain Hiro

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 第二集

特写dappreview 发表了文章 • 2019-05-06 13:58 • 来自相关话题

导读:随着新一天的调查,更多证据被各方挖掘出来,本次事件的真相正在逐渐浮出水面,戏剧化程度堪比一场年度大戏。文末还附上了wojak的财富密码。没有读过上一篇文章的读者,请先移步阅读本次事件第一集 《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注:以下调查的信息收集全部来自于Discord频道Scam Watch、Telegram群“TronBank抱团维权”,以及DappReview与关联人的聊天记录。


 
wojak反悔退款
 

自从5月3日晚上9点wojak出现并贴出一份退款对比名单之后,再次从Discord消失,在此期间很多人开始给wojak打上Scammer(骗子)的标签,并认为“他不会退款,可能已经开上兰博基尼去度假了”,诸如此类言论不绝于耳。






5月5日中午12点

wojak再次现身,声称“我投入了8个小时写工具来给所有人退款,等我写完代码回来发现大家都在把我想象成是一个骗子,而没有意识到Tronbank才是放置后门坑了你们的人。你们原本会因此损失所有的投资。但在看到你们把我当成骗子而不是开发者后,我认为我没有任何理由把TRX退还给你们”

此番言论遭到众人反驳,wojak坚持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并不违法(illegal),自己也不是小偷,只是发起了一笔交易调用了智能合约,并且遵守了智能合约的规则。此后,wojak再也没有表示过退款的可能性,而是让所有人去找Tronbank进行索赔。


证据开始指向TSC开发者Khanh
 

5月5日中午12点

在真相依旧处于众说纷纭的迷雾之中时,telegram中某开发者(要求匿名)发现了一条关键证据,进而扭转了整个调查的方向,把更多的信息带出水面。






TTX5N2wxLeyWBSNE6UeaBjCFZbpa2FH6jr 该地址于4月28日部署了一个与事发TRX Pro合约有同样后门的“测试合约”(合约地址为 TYZ4oPdPmwZS9xTUXhnFtQkPFFTi2iAydz),并在4月30日对后门进行了测试。






如上图所示,TTX5N**该地址用同样的方式发送了0.011911 TRX调用withdraw函数,触发后门,提走自己事先存入的约100 TRX。

也就是说,在被盗时间(5月3日凌晨4点)约4天之前,竟然已经有人熟知此后门以及其调用方式。当我们去反编译该测试合约并与TRX Pro被盗合约对比时,不难发现:






反编译工具:

https://www.trustlook.com/products/smartcontractguardian

这两段代码的后门部分完全一致!

而且更为神奇的是,“测试合约”的部署时间比项目方部署的正式合约竟然早了5小时23分钟。

毫无疑问,TTX5N** 地址与本次后门事件必定脱不了关系。

而该地址的所有者是谁呢?

打开TSC的网站https://tronsmartcontract.space,点击About Us






这正是TSC的开发者Khanh所拥有的地址

至此,Discord和tg群各路开发者开始梳理Khanh地址以及Tronbank开发者地址的合约部署、调用信息,梳理出以下时间线。


惊人的时间线







以上为Discord频道中梳理的时间线(均为UTC时间),下面我们按照北京时间进行更细节的梳理。

4/28/2019 4:07 PM

TronBank开发者部署了TRX Pro的测试合约,该合约中通过反编译并没有发现后门,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AWLPqFn33U7iaAfP6cXRdJXcBUc1ewCRJ

4/28/2019 5:35 PM

仅在一个半小时后,由TSC开发者Khanh所拥有的地址TTX5N**部署了上文提到的“测试合约”,该合约中存在后门代码,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YZ4oPdPmwZS9xTUXhnFtQkPFFTi2iAydz

4/28/2019 10:48 AM

Tronbank开发者了部署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该合约即被盗合约,其中有后门代码,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W9AE7u5QADp2uej9xdaNVTYtqsRuJZNxJ

4/28/2019 11:00 PM

在12分钟之后,TSC开发者Khanh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并发送0.011011来测试后门。该笔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d6d89713ebdb98402ddfd1d454be394a5521c83b7d385ce2c394924a2b923c89

4/30/2019 10:12 AM

TSC开发者Khanh调用自己在4/28/2019 5:35 PM 部署的存在后门的“测试合约”,触发后门,并取走自己充进去的100 TRX,该笔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87bf173c126c4873ad333c02d4e352bacda9bfaae4d91d0bce156eb64bd5219f

5/3/2019 4:11 AM

wojak 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withdraw函数,第一笔转入了0.000123,并没有任何效果,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aabfc7b6cedb2e8ce055c7fdc7a62df558213c63a33092293886b0e4b58277e5

5/3/2019 4:12 AM

1分钟后,wojak 再次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withdraw函数,转入0.011911,成功触发后门,提走合约余额2673万TRX,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e26666a806e24697fd049e60cf83cf412f58d85cdb0493c014cef0d29d8bdc2e

根据以上信息,可以归纳出两个事实:

1. Tronbank上线之前的测试版本合约,没有后门,但最终线上正式版存在后门;

2. TSC开发者Khanh在Tronbank测试版合约发布当天部署过一个有相同后门的合约,并且知道后门的调用方式,且在4月30日自己进行过测试。也就是说,该后门与TSC脱不了关系。

在与Tronbank团队的沟通中,开发者提到,他们是使用TSC进行编译的。(针对该言论的真实性,DappReview无法做出验证)






注:以下内容是基于现有事实依据的可能性探讨,不代表最终结论和真相,请再次传播时不要断章取义。

在第一篇文章《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中,我们曾提到过三种可能性,

可能性一:Tronbank开发者在实际部署的合约中夹杂私货放置了后门,并成功欺骗了TSC完成了另一份没有后门的代码验证。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可能性三: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根据以上掌握到的更新信息,第一种可能性被否决,因为整个事件中,TSC开发者是最早调用后门的人,并不存在不知情被欺骗的情况,而第三种可能性的概率极大地增加。

TSC集合了编译、部署、验证的一条龙服务,从理论上来说,如果开发者使用TSC进行编译并部署,期间确实有可能增加后门代码。

在事发当天5月3日,Discord上询问为什么TRX Pro的实际运行代码与验证代码不一致时,Khank的回应如下:











上午7点22分回应:我刚起床听到消息,让我来扫描一下所有(代码)

晚上9点18分回应:各位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通过了我的代码(验证)

而5月5日当Khank的地址部署过后门合约并且调用的证据出现后,在Discord网友的质疑下,Khanh的回应如下:






Mr Fahrenheit:你怎么解释你的地址对另一个合约调用过可以触发后门的交易?

Khanh:我的私钥泄露了,github的密码也泄露了

这个回应显然过于苍白,一方面人们质疑如果私钥泄露为什么官网还挂着这个地址,另一方面该地址中还有28,052 TRX (价值约4400RMB)没有被转走。






此时此刻根据已有的信息进行客观的分析,存在的可能性(注意,此处仅讨论可能性,即便该可能性极低,真相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依旧有以下几种:

可能性一: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以上的两种可能性中,目前的证据对于而言偏向于第二种可能性,Tronbank团队目前正在多次与Khanh沟通,并将部分对话截图贴出,Tronbank团队坚持没有放置任何的后门,而是指向TSC是真正放置后门的元凶。目前虽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显示后门是由Khanh放置,但是TSC和Khanh自身与后门已经脱不了干系。

可能性三:Khanh的github账号被盗,地址私钥泄露,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关于这一点依照现有的证据,可能性较低,Khanh的回应含糊其辞,也并没有提供账户被盗的证据(比如github关联邮箱提示不安全登录、密码被修改等辅助信息)

至此 最终的谜题仍未解开

这一场年度大戏尚未落下帷幕

更多的证据仍待挖掘


wojak的财富密码


整个事件中,wojak的那一笔神奇的交易依旧是关注本次事件的群众口中一直谈论的话题。究竟是什么样的奇技淫巧能让自动执行的代码找到后门,并且触发后门?

在DappReview与wojak的对话中,给出了答案:






wojak的灵感来自于2018年8月的一篇论文《TEETHER: Gnawing at Ethereum to Automatically Exploit Smart Contracts》

该论文主要讲了什么呢?

    基于底层的EVM指令,提出了存在漏洞的智能合约的一种广义定义;
    提出了TEETHER工具,该工具能够对于智能合约的字节码进行自动化的漏洞识别并生成相应的漏洞利用代码;
    对于以太坊区块链中部署的38,757个智能合约进行了大规模的漏洞分析,其中TEETHER工具发现了815个合约中的漏洞,整个过程完全自动化。


用一个不恰当但是通俗的比喻来说:TEETHER工具就是一台能自动从智能合约找漏洞并且提款的ATM机。

wojak基于这篇文章做了什么事情?






1. 把TEETHER工具针对波场虚拟机做了适配

2. 收集波场上所有智能合约

3. 对所有的合约执行TEETHER工具来分析

4. 找到可能的套利机会 比如从合约A中以X的价格购买某Token,然后在合约B中以Y价格卖出(Y大于X),整个流程都是自动化执行而且合法

5. 工具会产生一系列可能产生收益的交易列表

6. 脚本自动执行并出发这些交易

本质上,那一笔神奇的交易就是这样自动触发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至于wojak本身的行为是否可以定义为“黑客”,或者“违法”,此处暂且不展开深究。


有兴趣研究这篇“财富密码”的请看:

https://publications.cispa.saarland/2612/1/main.pdf

截至发稿,Tronbank已经宣布完成了链上投资数据的收集,统计完成后将按照原计划发放赔付TRX。此外,TSC开发者Khanh已经关闭了个人Twitter和Facebook。 查看全部
tronbank.jpg


导读:随着新一天的调查,更多证据被各方挖掘出来,本次事件的真相正在逐渐浮出水面,戏剧化程度堪比一场年度大戏。文末还附上了wojak的财富密码。没有读过上一篇文章的读者,请先移步阅读本次事件第一集 《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注:以下调查的信息收集全部来自于Discord频道Scam Watch、Telegram群“TronBank抱团维权”,以及DappReview与关联人的聊天记录。



 
wojak反悔退款
 

自从5月3日晚上9点wojak出现并贴出一份退款对比名单之后,再次从Discord消失,在此期间很多人开始给wojak打上Scammer(骗子)的标签,并认为“他不会退款,可能已经开上兰博基尼去度假了”,诸如此类言论不绝于耳。

201905061152261.jpg


5月5日中午12点

wojak再次现身,声称“我投入了8个小时写工具来给所有人退款,等我写完代码回来发现大家都在把我想象成是一个骗子,而没有意识到Tronbank才是放置后门坑了你们的人。你们原本会因此损失所有的投资。但在看到你们把我当成骗子而不是开发者后,我认为我没有任何理由把TRX退还给你们”

此番言论遭到众人反驳,wojak坚持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并不违法(illegal),自己也不是小偷,只是发起了一笔交易调用了智能合约,并且遵守了智能合约的规则。此后,wojak再也没有表示过退款的可能性,而是让所有人去找Tronbank进行索赔。


证据开始指向TSC开发者Khanh
 

5月5日中午12点

在真相依旧处于众说纷纭的迷雾之中时,telegram中某开发者(要求匿名)发现了一条关键证据,进而扭转了整个调查的方向,把更多的信息带出水面。

201905061152272.jpg


TTX5N2wxLeyWBSNE6UeaBjCFZbpa2FH6jr 该地址于4月28日部署了一个与事发TRX Pro合约有同样后门的“测试合约”(合约地址为 TYZ4oPdPmwZS9xTUXhnFtQkPFFTi2iAydz),并在4月30日对后门进行了测试。

201905061152273.jpg


如上图所示,TTX5N**该地址用同样的方式发送了0.011911 TRX调用withdraw函数,触发后门,提走自己事先存入的约100 TRX。

也就是说,在被盗时间(5月3日凌晨4点)约4天之前,竟然已经有人熟知此后门以及其调用方式。当我们去反编译该测试合约并与TRX Pro被盗合约对比时,不难发现:

201905061152274.jpg


反编译工具:

https://www.trustlook.com/products/smartcontractguardian

这两段代码的后门部分完全一致!

而且更为神奇的是,“测试合约”的部署时间比项目方部署的正式合约竟然早了5小时23分钟。

毫无疑问,TTX5N** 地址与本次后门事件必定脱不了关系。

而该地址的所有者是谁呢?

打开TSC的网站https://tronsmartcontract.space,点击About Us

201905061152275.jpg


这正是TSC的开发者Khanh所拥有的地址

至此,Discord和tg群各路开发者开始梳理Khanh地址以及Tronbank开发者地址的合约部署、调用信息,梳理出以下时间线。


惊人的时间线


201905061152286.jpg


以上为Discord频道中梳理的时间线(均为UTC时间),下面我们按照北京时间进行更细节的梳理。

4/28/2019 4:07 PM

TronBank开发者部署了TRX Pro的测试合约,该合约中通过反编译并没有发现后门,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AWLPqFn33U7iaAfP6cXRdJXcBUc1ewCRJ

4/28/2019 5:35 PM

仅在一个半小时后,由TSC开发者Khanh所拥有的地址TTX5N**部署了上文提到的“测试合约”,该合约中存在后门代码,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YZ4oPdPmwZS9xTUXhnFtQkPFFTi2iAydz

4/28/2019 10:48 AM

Tronbank开发者了部署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该合约即被盗合约,其中有后门代码,合约地址为:

https://tronscan.org/#/contract/TW9AE7u5QADp2uej9xdaNVTYtqsRuJZNxJ

4/28/2019 11:00 PM

在12分钟之后,TSC开发者Khanh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并发送0.011011来测试后门。该笔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d6d89713ebdb98402ddfd1d454be394a5521c83b7d385ce2c394924a2b923c89

4/30/2019 10:12 AM

TSC开发者Khanh调用自己在4/28/2019 5:35 PM 部署的存在后门的“测试合约”,触发后门,并取走自己充进去的100 TRX,该笔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87bf173c126c4873ad333c02d4e352bacda9bfaae4d91d0bce156eb64bd5219f

5/3/2019 4:11 AM

wojak 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withdraw函数,第一笔转入了0.000123,并没有任何效果,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aabfc7b6cedb2e8ce055c7fdc7a62df558213c63a33092293886b0e4b58277e5

5/3/2019 4:12 AM

1分钟后,wojak 再次调用TRX Pro的正式版合约withdraw函数,转入0.011911,成功触发后门,提走合约余额2673万TRX,交易记录为:

https://tronscan.org/#/transaction/e26666a806e24697fd049e60cf83cf412f58d85cdb0493c014cef0d29d8bdc2e

根据以上信息,可以归纳出两个事实:

1. Tronbank上线之前的测试版本合约,没有后门,但最终线上正式版存在后门;

2. TSC开发者Khanh在Tronbank测试版合约发布当天部署过一个有相同后门的合约,并且知道后门的调用方式,且在4月30日自己进行过测试。也就是说,该后门与TSC脱不了关系。

在与Tronbank团队的沟通中,开发者提到,他们是使用TSC进行编译的。(针对该言论的真实性,DappReview无法做出验证)

201905061152287.jpg


注:以下内容是基于现有事实依据的可能性探讨,不代表最终结论和真相,请再次传播时不要断章取义。

在第一篇文章《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中,我们曾提到过三种可能性,

可能性一:Tronbank开发者在实际部署的合约中夹杂私货放置了后门,并成功欺骗了TSC完成了另一份没有后门的代码验证。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可能性三: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根据以上掌握到的更新信息,第一种可能性被否决,因为整个事件中,TSC开发者是最早调用后门的人,并不存在不知情被欺骗的情况,而第三种可能性的概率极大地增加。

TSC集合了编译、部署、验证的一条龙服务,从理论上来说,如果开发者使用TSC进行编译并部署,期间确实有可能增加后门代码。

在事发当天5月3日,Discord上询问为什么TRX Pro的实际运行代码与验证代码不一致时,Khank的回应如下:

201905061152288.jpg


201905061152289.jpg


上午7点22分回应:我刚起床听到消息,让我来扫描一下所有(代码)

晚上9点18分回应:各位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通过了我的代码(验证)

而5月5日当Khank的地址部署过后门合约并且调用的证据出现后,在Discord网友的质疑下,Khanh的回应如下:

2019050611522810.jpg


Mr Fahrenheit:你怎么解释你的地址对另一个合约调用过可以触发后门的交易?

Khanh:我的私钥泄露了,github的密码也泄露了

这个回应显然过于苍白,一方面人们质疑如果私钥泄露为什么官网还挂着这个地址,另一方面该地址中还有28,052 TRX (价值约4400RMB)没有被转走。

2019050611522911.jpg


此时此刻根据已有的信息进行客观的分析,存在的可能性(注意,此处仅讨论可能性,即便该可能性极低,真相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依旧有以下几种:

可能性一: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以上的两种可能性中,目前的证据对于而言偏向于第二种可能性,Tronbank团队目前正在多次与Khanh沟通,并将部分对话截图贴出,Tronbank团队坚持没有放置任何的后门,而是指向TSC是真正放置后门的元凶。目前虽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显示后门是由Khanh放置,但是TSC和Khanh自身与后门已经脱不了干系。

可能性三:Khanh的github账号被盗,地址私钥泄露,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关于这一点依照现有的证据,可能性较低,Khanh的回应含糊其辞,也并没有提供账户被盗的证据(比如github关联邮箱提示不安全登录、密码被修改等辅助信息)

至此 最终的谜题仍未解开

这一场年度大戏尚未落下帷幕

更多的证据仍待挖掘


wojak的财富密码


整个事件中,wojak的那一笔神奇的交易依旧是关注本次事件的群众口中一直谈论的话题。究竟是什么样的奇技淫巧能让自动执行的代码找到后门,并且触发后门?

在DappReview与wojak的对话中,给出了答案:

2019050611522912.jpg


wojak的灵感来自于2018年8月的一篇论文《TEETHER: Gnawing at Ethereum to Automatically Exploit Smart Contracts》

该论文主要讲了什么呢?


    基于底层的EVM指令,提出了存在漏洞的智能合约的一种广义定义;
    提出了TEETHER工具,该工具能够对于智能合约的字节码进行自动化的漏洞识别并生成相应的漏洞利用代码;
    对于以太坊区块链中部署的38,757个智能合约进行了大规模的漏洞分析,其中TEETHER工具发现了815个合约中的漏洞,整个过程完全自动化。



用一个不恰当但是通俗的比喻来说:TEETHER工具就是一台能自动从智能合约找漏洞并且提款的ATM机。

wojak基于这篇文章做了什么事情?

2019050611522913.jpg


1. 把TEETHER工具针对波场虚拟机做了适配

2. 收集波场上所有智能合约

3. 对所有的合约执行TEETHER工具来分析

4. 找到可能的套利机会 比如从合约A中以X的价格购买某Token,然后在合约B中以Y价格卖出(Y大于X),整个流程都是自动化执行而且合法

5. 工具会产生一系列可能产生收益的交易列表

6. 脚本自动执行并出发这些交易

本质上,那一笔神奇的交易就是这样自动触发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至于wojak本身的行为是否可以定义为“黑客”,或者“违法”,此处暂且不展开深究。


有兴趣研究这篇“财富密码”的请看:

https://publications.cispa.saarland/2612/1/main.pdf

截至发稿,Tronbank已经宣布完成了链上投资数据的收集,统计完成后将按照原计划发放赔付TRX。此外,TSC开发者Khanh已经关闭了个人Twitter和Facebook。

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特写dappreview 发表了文章 • 2019-05-06 13:47 • 来自相关话题

导读:此次TronBank合约被盗事件再次印证了一个简单到令人发指的常识——所谓智能合约的开源并不能等同于“无条件的安全”,而且粗糙的去中心化机制可能存在被利用的中心化黑幕可能。在目前这个混沌无序的市场环境中,作为一个成熟的“韭菜”,请不要再轻易相信任何口头上的去中心化承诺。



北京时间5月3日凌晨4点12分,一笔神奇的合约调用转走了TronBank合约中的2673万TRX(价值427万RMB),合约余额归零。






仅仅在20多天前,Tronbank团队的第二个游戏BTTBank在发布3小时内即被黑客用假币攻击并盗走数千万BTT(并非1.8亿BTT),事隔不到一个月,第三款游戏TRX Pro于4月29日20点正式上线,几天时间之内,合约余额已经突破2500万TRX。

这是否是TRON生态上的Dapp又一次被黑客盯上并成功洗劫一空?






而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切

更让所有人始料未及

 
偶然触发的Bug?
 

合约余额归零后,项目方telegram群里面骗局和黑客的质疑声不绝于耳,DappReview和小伙伴们开始着手研究到底发生了什么。"黑客"的地址为THeRTTCvN4SHEVYNqcLVLNGGVsWLR4smyH,利用DappReview的玩家数据查看工具,可以看到该地址的所有者像是一个正常的Dapp玩家,从今年1月到5月该玩家涉猎过数十个Dapp,其中TronGoo是他玩过最多的游戏,从TronGoo官方排行榜可以看到他就是排名第二的大户玩家。





数据来源 https://player.dapp.review/

发生被盗事件约2个小时之后,在一个名为Scam Watch(骗局观察)的Discord频道中,调走这一笔2673万TRX的地址THeRTT**拥有者wojak现身了。






根据wojak的说法,他写了个脚本在分析波场虚拟机字节码,批量扫描合约并发起交易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赚到钱的方法,结果偶然之中命中了Tronbank合约的bug。一开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笔钱是从Tronbank打过来的。

社区里部分人建议wojak把钱还给Tronbank开发者,而wojak认为这不是他的问题,开发者应该自己写测试例子,做审计以及至少跑一些形式化验证(很显然他们啥都没干),他愿意把这笔钱原封不动还给Tronbank的每一个投资者,而不是项目方的开发者。

wojak要求参与了Tronbank的投资者发给他投资的交易hash值以及自己的地址,他将写一个脚本进行验证,并承诺退款给有损失的Tronbank投资人。

 
刻意埋藏的后门?
 

随着调查的深入,那一笔触发Bug的交易被放回桌面上被仔细的剖析。我们再来看一下:






注意到,该笔交易调用的是合约里withdraw函数,发送的金额为0.011911 TRX,要注意在Tronbank正常的业务逻辑下,调用withdraw函数是不应该发送任何TRX的,金额应该为0. 这一点在源代码中就可以验证。

像Tronbank这样资金盘属性的Dapp,往往都会把代码开源让合约和逻辑变得透明可信来吸引投资人,在网站最明显的位置,也标明了通过第三方验证工具tronsmartcontract.space(以下简称TSC)进行合约代码验证后的代码信息。











           
从TSC点开源代码之后,找到withdraw函数,函数第一行会先调用_withdraw()来取得可以提取的TRX金额,在_withdraw()函数的第一行我们可以看到:

require(msg.value == 0, "wrong trx amount"); 

这一行代码的意思是要求该笔交易发送的TRX金额必须为零,否则无法继续执行,交易会被REVERT。

也就是说,按照开源代码的逻辑,那一笔触发Bug的交易根本不可能发生。

现实变成了,TRX Pro的合约实际执行逻辑和所谓“开源”的代码逻辑并不一致。

这里补充说明一下,所谓的代码认证过程是这样:

1. 开发者在主网发布合约

2. 开发者在TSC上传代码,选择编译版本,编译为bytecodes,

3. TSC把步骤2中的bytecodes和步骤1中发布合约的bytecodes做匹配,匹配成功,则认证通过,理论上多或者少一个空格都不行

进一步深扒,从tronscan上找到TRX Pro合约的bytecodes,用反编译工具进行处理得到:






反编译工具:

https://www.trustlook.com/products/smartcontractguardian

在withdraw函数中,多了一个判断 else if ((0x2E87 == msg.value)),如果满足条件,那么就会把合约的余额全部转给交易发起者!我们把16进制的数字0x2E87转换成10进制,也就是11911,要知道TRX的精度为6位,11911所对应的TRX金额就是0.011911 TRX... 而这一部分判断在TSC的开源代码中是不存在的,看起来就像是是一个被藏起来没有公布的后门。

用更简单的语言梳理一遍:

1. 在主网上部署的合约,通过反编译发现,调用withdraw函数时,如果发送金额等于0.011911 TRX,则会转移全部合约余额;

2. 在TSC上认证过的开源代码中,如果发送金额不为零调用withdraw函数,交易会被撤回。

那么一切就很清晰了,实际发生的与第一点完全吻合,主网的代码运行没有问题,即TronBank在主网部署的合约中存在一个可以直接提走合约余额的后门代码,而有意思的在于第二点,明明不一样的代码逻辑是如何上传后通过了TSC的认证过程?

根据已有的信息,断定“是开发者在合约之中放置后门”这个结论仍然为时过早,目前我们可以得出的客观结论只有两点:

1. TRX Pro在主网的合约中存在后门

2. TSC上认证过的代码与实际合约运行逻辑不符

注:以下内容是基于现有事实依据的可能性探讨,不代表最终结论和真相,请在传播时不要断章取义。

至于后门是谁放置的,如何放置的?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有的人认为是Tronbank开发者,有的人认为开发者的实力还不足以通过欺骗TSC验证与实际部署所不同的代码。

客观来分析存在的可能性(注意,此处仅讨论可能性,即便该可能性极低,真相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有以下几种:

可能性一:Tronbank开发者在实际部署的合约中夹杂私货放置了后门,并成功欺骗了TSC完成了另一份没有后门的代码验证。

在探讨这种可能性时,如何欺骗TSC成为了焦点,如果真的TSC的验证存在Bug,那么这意味着之前所有通过TSC认证并标榜开源的Dapp都不再可信和透明,事实上,在Discord群里,TSC的开发者Khanh承认代码已经很久没有维护并存在bug的可能性,也有其他开发者证实自己实际部署的代码和通过认证的代码可以不完全相同。

另一方面,Tronbank开发者在Telegram群中多次声称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任何的后门,有一种自证清白的方式是:官方给出部署时的源代码以及编译方式(包括编译工具以及版本),理论上任何人按照同样方式编译出来的bytecode和线上部署的TRX Pro合约应该一致。但当我们提出该质疑时,官方回复如下:






这个回复的内容如果当真,则该事件将更加戏剧化和复杂化,参考可能性三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这是在“欺骗TSC”很难成立的前提下提出的可能性,TSC最终打上验证的标签其实是中心化的行为,完全可以人为操作,但对于TSC作为一个第三方合约验证工具来说,目前尚无竞品,做这样的事情无疑严重损伤自己的品牌,串通合谋是在性价比太低。

可能性三: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这种可能性是基于“可能一”中的官方回复的一种暗示,即项目方在合约部署时确实使用的是没有后门的合约,编译工具在部署合约到主网的过程中出现了猫腻,加入了有问题的后门。但项目方目前没有提供任何的可验证信息,使用的编译工具,以及同样代码两次编译不同结果的信息。

不论如何,TronBank开发者实际部署的代码原样我们不得而知,也无法验证真伪,该事件的真相需要等待各方提供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才能被逐渐还原出来。

至少在此刻,我们还不能下定论,究竟是谁埋下了这个后门。

 
投资者的钱怎么办?
 

在以上错综复杂的信息之下,大部分玩家已经放弃了追查真相,而更关注的则是找回损失。

在承诺退款并要求蒙受损失的投资人发送交易信息之后,wojak整整失联了超过12小时,这期间wojak账户里的钱大部分被转移到了币安交易所。有人开始怀疑wojak并没有打算退钱准备捐款跑路,还有人认为这是TronBank项目方监守自盗,wojak就是项目方之一。

5月3日下午2点44分

另一边,在Tronbank的官方群里,管理员贴出的置顶消息是“TRX Pro被黑客THeRTTCvN4SHEVYNqcLVLNGGVsWLR4smyH攻击,目前开发团队正在紧急处理,将会及时在群里更新消息”






5月3日晚上9点13分






wojak再次现身,说自己花4个多小时写了脚本从链上获取到tronbank的投资数据来跟收集到的损失信息对比,其中有不少人虚报损失,甚至有完全没有参与过投资的用户也来谎报损失,仅有少数人诚实地汇报了数字。wojak也把比对信息贴了出来https://pastebin.com/raw/gMtxCw97。

5月4日下午1点24分

整整一天之后,Tronbank项目方再次发出通知,他们正在联系wojak进行退款,如果wojak在5月4日晚7点时没有任何回复,官方将提供给投资人的补偿方案。






5月4日下午3点 - 4点

针对之前所承诺的24小时内给出事件分析报告,官方将再次延期,声称将联系安全公司,TSC以及波场官方做更多的调查。同时评论到,有很多细节仍需确认,之前从未遇到类似情况,这有可能是一个精彩的故事。











5月4日晚上7点

Tronbank项目方如约公布了赔偿方案,令大部分人吃惊的是项目方没有跑路,而是承诺在24小时内收集信息,并在72小时内进行全额赔付。如果赔付照常发放,这可能是Dapp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项目方赔付。






而此次赔付通知,可以说是给投资者吃了一颗定心丸,使得大部分用户打消了“后门是由开发者留下”的疑虑。但在真相露出水面之前,DappReview依旧保留质疑的态度,等待项目方公开更多的调查报告。

 
结语
 

原本看起来是一起常见的黑客攻击事件,却喜剧般演化成一场罗生门。究竟是开发者留后门,巧被程序员打开,还是如项目方所说有更底层的问题存在?除了当局者本身,无人知晓。

投资者们对于去中心化的信任(TSC提供的代码认证)崩塌,寄托于中心化的信任(起初是wojak的承诺,后来是Tronbank的赔付公告)。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讲最终的真相可能并不是“去中心化的锅”,但对于普通用户而言,很难区分其中差异,大部分用户的认知只能停留在“智能合约为什么开源了明明没有问题还被黑了?”

在本次事件中,虽然Tronbank承诺赔付投资人受损的利益,但受伤的无疑是波场的整个Dapp生态,基于TSC认证的开源代码所产生的信任和背书已经毫无价值,在波场官方出来验证工具之前,DappReview建议各位Dapp玩家不要轻信项目方所谓代码开源言论。

此外,截至到发稿,wojak尚未再次露面,也未将资金退还给任何投资人。
 
 
续集: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 第二集 查看全部
tronbank.jpg


导读:此次TronBank合约被盗事件再次印证了一个简单到令人发指的常识——所谓智能合约的开源并不能等同于“无条件的安全”,而且粗糙的去中心化机制可能存在被利用的中心化黑幕可能。在目前这个混沌无序的市场环境中,作为一个成熟的“韭菜”,请不要再轻易相信任何口头上的去中心化承诺。




北京时间5月3日凌晨4点12分,一笔神奇的合约调用转走了TronBank合约中的2673万TRX(价值427万RMB),合约余额归零。

201905050745301.jpg


仅仅在20多天前,Tronbank团队的第二个游戏BTTBank在发布3小时内即被黑客用假币攻击并盗走数千万BTT(并非1.8亿BTT),事隔不到一个月,第三款游戏TRX Pro于4月29日20点正式上线,几天时间之内,合约余额已经突破2500万TRX。

这是否是TRON生态上的Dapp又一次被黑客盯上并成功洗劫一空?

201905050745302.jpg


而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切

更让所有人始料未及

 
偶然触发的Bug?
 

合约余额归零后,项目方telegram群里面骗局和黑客的质疑声不绝于耳,DappReview和小伙伴们开始着手研究到底发生了什么。"黑客"的地址为THeRTTCvN4SHEVYNqcLVLNGGVsWLR4smyH,利用DappReview的玩家数据查看工具,可以看到该地址的所有者像是一个正常的Dapp玩家,从今年1月到5月该玩家涉猎过数十个Dapp,其中TronGoo是他玩过最多的游戏,从TronGoo官方排行榜可以看到他就是排名第二的大户玩家。

201905050745303.jpg

数据来源 https://player.dapp.review/

发生被盗事件约2个小时之后,在一个名为Scam Watch(骗局观察)的Discord频道中,调走这一笔2673万TRX的地址THeRTT**拥有者wojak现身了。

201905050745304.jpg


根据wojak的说法,他写了个脚本在分析波场虚拟机字节码,批量扫描合约并发起交易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赚到钱的方法,结果偶然之中命中了Tronbank合约的bug。一开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笔钱是从Tronbank打过来的。

社区里部分人建议wojak把钱还给Tronbank开发者,而wojak认为这不是他的问题,开发者应该自己写测试例子,做审计以及至少跑一些形式化验证(很显然他们啥都没干),他愿意把这笔钱原封不动还给Tronbank的每一个投资者,而不是项目方的开发者。

wojak要求参与了Tronbank的投资者发给他投资的交易hash值以及自己的地址,他将写一个脚本进行验证,并承诺退款给有损失的Tronbank投资人。

 
刻意埋藏的后门?
 

随着调查的深入,那一笔触发Bug的交易被放回桌面上被仔细的剖析。我们再来看一下:

201905050745301.jpg


注意到,该笔交易调用的是合约里withdraw函数,发送的金额为0.011911 TRX,要注意在Tronbank正常的业务逻辑下,调用withdraw函数是不应该发送任何TRX的,金额应该为0. 这一点在源代码中就可以验证。

像Tronbank这样资金盘属性的Dapp,往往都会把代码开源让合约和逻辑变得透明可信来吸引投资人,在网站最明显的位置,也标明了通过第三方验证工具tronsmartcontract.space(以下简称TSC)进行合约代码验证后的代码信息。

201905050745316.jpg


201905050745317.jpg


           
从TSC点开源代码之后,找到withdraw函数,函数第一行会先调用_withdraw()来取得可以提取的TRX金额,在_withdraw()函数的第一行我们可以看到:

require(msg.value == 0, "wrong trx amount"); 

这一行代码的意思是要求该笔交易发送的TRX金额必须为零,否则无法继续执行,交易会被REVERT。

也就是说,按照开源代码的逻辑,那一笔触发Bug的交易根本不可能发生。

现实变成了,TRX Pro的合约实际执行逻辑和所谓“开源”的代码逻辑并不一致。

这里补充说明一下,所谓的代码认证过程是这样:

1. 开发者在主网发布合约

2. 开发者在TSC上传代码,选择编译版本,编译为bytecodes,

3. TSC把步骤2中的bytecodes和步骤1中发布合约的bytecodes做匹配,匹配成功,则认证通过,理论上多或者少一个空格都不行

进一步深扒,从tronscan上找到TRX Pro合约的bytecodes,用反编译工具进行处理得到:

201905050745318.jpg


反编译工具:

https://www.trustlook.com/products/smartcontractguardian

在withdraw函数中,多了一个判断 else if ((0x2E87 == msg.value)),如果满足条件,那么就会把合约的余额全部转给交易发起者!我们把16进制的数字0x2E87转换成10进制,也就是11911,要知道TRX的精度为6位,11911所对应的TRX金额就是0.011911 TRX... 而这一部分判断在TSC的开源代码中是不存在的,看起来就像是是一个被藏起来没有公布的后门。

用更简单的语言梳理一遍:

1. 在主网上部署的合约,通过反编译发现,调用withdraw函数时,如果发送金额等于0.011911 TRX,则会转移全部合约余额;

2. 在TSC上认证过的开源代码中,如果发送金额不为零调用withdraw函数,交易会被撤回。

那么一切就很清晰了,实际发生的与第一点完全吻合,主网的代码运行没有问题,即TronBank在主网部署的合约中存在一个可以直接提走合约余额的后门代码,而有意思的在于第二点,明明不一样的代码逻辑是如何上传后通过了TSC的认证过程?

根据已有的信息,断定“是开发者在合约之中放置后门”这个结论仍然为时过早,目前我们可以得出的客观结论只有两点:

1. TRX Pro在主网的合约中存在后门

2. TSC上认证过的代码与实际合约运行逻辑不符

注:以下内容是基于现有事实依据的可能性探讨,不代表最终结论和真相,请在传播时不要断章取义。

至于后门是谁放置的,如何放置的?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有的人认为是Tronbank开发者,有的人认为开发者的实力还不足以通过欺骗TSC验证与实际部署所不同的代码。

客观来分析存在的可能性(注意,此处仅讨论可能性,即便该可能性极低,真相目前没有任何实锤证据),有以下几种:

可能性一:Tronbank开发者在实际部署的合约中夹杂私货放置了后门,并成功欺骗了TSC完成了另一份没有后门的代码验证。

在探讨这种可能性时,如何欺骗TSC成为了焦点,如果真的TSC的验证存在Bug,那么这意味着之前所有通过TSC认证并标榜开源的Dapp都不再可信和透明,事实上,在Discord群里,TSC的开发者Khanh承认代码已经很久没有维护并存在bug的可能性,也有其他开发者证实自己实际部署的代码和通过认证的代码可以不完全相同。

另一方面,Tronbank开发者在Telegram群中多次声称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任何的后门,有一种自证清白的方式是:官方给出部署时的源代码以及编译方式(包括编译工具以及版本),理论上任何人按照同样方式编译出来的bytecode和线上部署的TRX Pro合约应该一致。但当我们提出该质疑时,官方回复如下:

201905050745329.jpg


这个回复的内容如果当真,则该事件将更加戏剧化和复杂化,参考可能性三

可能性二:Tronbank团队和TSC团队合谋,部署了有后门的合约,同时TSC协助用另一个没有后门的合约完成验证。

这是在“欺骗TSC”很难成立的前提下提出的可能性,TSC最终打上验证的标签其实是中心化的行为,完全可以人为操作,但对于TSC作为一个第三方合约验证工具来说,目前尚无竞品,做这样的事情无疑严重损伤自己的品牌,串通合谋是在性价比太低。

可能性三:Tronbank团队没有在合约中放置后门,而是后门在合约部署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产生。

这种可能性是基于“可能一”中的官方回复的一种暗示,即项目方在合约部署时确实使用的是没有后门的合约,编译工具在部署合约到主网的过程中出现了猫腻,加入了有问题的后门。但项目方目前没有提供任何的可验证信息,使用的编译工具,以及同样代码两次编译不同结果的信息。

不论如何,TronBank开发者实际部署的代码原样我们不得而知,也无法验证真伪,该事件的真相需要等待各方提供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才能被逐渐还原出来。

至少在此刻,我们还不能下定论,究竟是谁埋下了这个后门。

 
投资者的钱怎么办?
 

在以上错综复杂的信息之下,大部分玩家已经放弃了追查真相,而更关注的则是找回损失。

在承诺退款并要求蒙受损失的投资人发送交易信息之后,wojak整整失联了超过12小时,这期间wojak账户里的钱大部分被转移到了币安交易所。有人开始怀疑wojak并没有打算退钱准备捐款跑路,还有人认为这是TronBank项目方监守自盗,wojak就是项目方之一。

5月3日下午2点44分

另一边,在Tronbank的官方群里,管理员贴出的置顶消息是“TRX Pro被黑客THeRTTCvN4SHEVYNqcLVLNGGVsWLR4smyH攻击,目前开发团队正在紧急处理,将会及时在群里更新消息”

2019050507453210.jpg


5月3日晚上9点13分

2019050507453211.jpg


wojak再次现身,说自己花4个多小时写了脚本从链上获取到tronbank的投资数据来跟收集到的损失信息对比,其中有不少人虚报损失,甚至有完全没有参与过投资的用户也来谎报损失,仅有少数人诚实地汇报了数字。wojak也把比对信息贴了出来https://pastebin.com/raw/gMtxCw97。

5月4日下午1点24分

整整一天之后,Tronbank项目方再次发出通知,他们正在联系wojak进行退款,如果wojak在5月4日晚7点时没有任何回复,官方将提供给投资人的补偿方案。

2019050507453212.jpg


5月4日下午3点 - 4点

针对之前所承诺的24小时内给出事件分析报告,官方将再次延期,声称将联系安全公司,TSC以及波场官方做更多的调查。同时评论到,有很多细节仍需确认,之前从未遇到类似情况,这有可能是一个精彩的故事。

2019050507453213.jpg


2019050507453314.jpg


5月4日晚上7点

Tronbank项目方如约公布了赔偿方案,令大部分人吃惊的是项目方没有跑路,而是承诺在24小时内收集信息,并在72小时内进行全额赔付。如果赔付照常发放,这可能是Dapp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项目方赔付。

2019050507453315.jpg


而此次赔付通知,可以说是给投资者吃了一颗定心丸,使得大部分用户打消了“后门是由开发者留下”的疑虑。但在真相露出水面之前,DappReview依旧保留质疑的态度,等待项目方公开更多的调查报告。

 
结语
 

原本看起来是一起常见的黑客攻击事件,却喜剧般演化成一场罗生门。究竟是开发者留后门,巧被程序员打开,还是如项目方所说有更底层的问题存在?除了当局者本身,无人知晓。

投资者们对于去中心化的信任(TSC提供的代码认证)崩塌,寄托于中心化的信任(起初是wojak的承诺,后来是Tronbank的赔付公告)。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讲最终的真相可能并不是“去中心化的锅”,但对于普通用户而言,很难区分其中差异,大部分用户的认知只能停留在“智能合约为什么开源了明明没有问题还被黑了?”

在本次事件中,虽然Tronbank承诺赔付投资人受损的利益,但受伤的无疑是波场的整个Dapp生态,基于TSC认证的开源代码所产生的信任和背书已经毫无价值,在波场官方出来验证工具之前,DappReview建议各位Dapp玩家不要轻信项目方所谓代码开源言论。

此外,截至到发稿,wojak尚未再次露面,也未将资金退还给任何投资人。
 
 
续集:2600万TRX被盗背后的罗生门 - 第二集

论一个单日7.2亿流水Dapp的倒下

项目dappreview 发表了文章 • 2019-04-08 17:05 • 来自相关话题

DappReview仅以第三方研究机构的角度剖析Dapp的数据和发展历程,不做为任何投资及投机的参考依据

导语: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一个打破Dapp交易额纪录的游戏、一个团队无比自信的游戏——888TRON和TronCrush——用生命演奏了一曲“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开发者悲歌。虽然他们在国内没有掀起太大波澜,但这两款游戏分别对应着一个典型问题,前者的背后,是大户之间在非零和博弈中的囚徒困境;后者则暴露了开发者的技术缺陷和对金融市场的夜郎自大。有些悲剧本可避免,后来者应引以为戒。


 
Dapp单日交易额的巅峰 - 888TRON
 

有一个名为888TRON的Dapp,在春节前后上线,整个二月里表现平平,没有太过亮眼的成绩,时间到了三月初,大量的玩家和资金慢慢涌入,交易额和分红池呈指数式爆炸增长,该Dapp每48小时进行一次分红,下面是3月份的几次分红数据截图。






从3月10号的1300万 TRX到3月16日达到Dapp历史上最高分红的2.56亿 TRX分红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翻译成更加容易理解的数字,3月15-16日的48小时里,该游戏分给玩家约 5000万人民币价值的TRX。

而这一切在3月16日之后怦然崩盘,下图是888TRON交易数据,在3月16日达到峰值单日36亿TRX流水(约7.2亿RMB,也是Dapp历史上最高值)之后遭遇断崖式崩盘,目前游戏已经凉凉,仍有少量(被套牢的)“信仰者”还在苦苦坚持。






从爆发到崩盘,DappReview来讲一下前世今生。

888TRON在3月初的爆发主要是以下两个原因的综合作用:

1.高House edge高分红:大部分Dice类游戏的House Edge平均在1.5%左右,888TRON的House Edge相当之高,达到了3.5%,也就是说在同样交易流水的情况下,888能够给玩家的分红是其他类Dapp的2.3倍,虽然挖矿成本随之攀高,但从用户角度,高分红的吸眼球能力不言而喻。

2.Dapp真空期Smart Money涌入:现在Dapp的圈子就像股票二级市场的一个缩影,投机者需要一个可以炒作和投机的标的。在二月的春节期间,Dapp市场相对平稳,没有什么特别的亮点项目以及创新模式,TRON生态中的老大哥TRONbet的暴利期早已是历史,已经成功的完成了从挖矿模式软着陆成为平台币的转型。部分矿工带着Smart Money在寻找下一个标的,标的选择的标准不外乎:A还在早期,B分红喜人,C技术到位。作为基本满足以上条件的标的,888顺理成章地进入了Smart Money的雷达范围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888的交易额和分红在3月初开始低调增长,逐渐进入越来越多用户的视野,“48小时分红即能回本25%”很快传遍了TRON Dapp用户的圈子。大量用户开始涌入投机,一切开始爆炸式增长。

爬得越高,跌的越痛,3月14日分红高达8000万TRX之后,888TRON的社群中破亿分红的叫嚣声不绝于耳。在疯狂挖矿的背后一颗定时炸弹早已埋好,在北京时间3月16日晚8点,2.56亿分红分给了2000万个888Token,平均一个Token获得12.8个TRX,Smart Money早已已做好大撤退的准备:






巨量卖盘将888 Token价格从30+砸到15 TRX以下,自此888TRON一路阴跌,直到今天稳定在4TRX左右。

888的挖矿成本在当时约30TRX左右,如果二级市场价格远低于挖矿价格,理性的玩家如果想持有888 Token一定是从二级市场购买,而不是以更高的成本去挖矿获取,这样一来挖矿用户减少,给分红池贡献的用户减少,分红降低,代币的价值大打折扣,如此恶性循环,代币价格自然进一步降低,游戏不可避免的凉凉。

那么为什么Smart Money要在天量分红之后砸盘?几个关键原因:

交易所提供流动性:这句话听起来是废话,但实际上,888TRON并没有上币的打算,Kiwi交易所(去中心化交易所)率先在3月13号强行上币,给了用户一个交易的场所。而大多数挖矿代币其实并不希望在让早期获利用户快速的卖掉筹码离场,锁住代币的流动性等更好的保证大多数持币者的利益,没有二级市场价格的干预让挖矿本身为代币定价。

没有代币解冻时间:这是888项目方最愚蠢的设计。在大部分挖矿游戏中,玩家需要冻结代币才能获得分红,如果需要解冻大多设置了24小时的解冻时间,也就是说分红结束后,需要等待24小时之后才能拿到代币进行操作,在以往的例子中,这个设计使得玩家不能再分红后立刻出售代币,在这24小时之内,如果分红池足够有人,持币者可能会选择不解冻继续冻结吃下一轮的分红,能够有效的降低用户的离场意愿。而888并没有这个限制,用户可以随时冻结随时解冻。

那么有意思的事情就来了,在3月16日的分红之前,已经可以看到分红池能够以一个888Token分得12.8个TRX,另一部分Smart Money发现了这里的套利空间,在分红前以30左右的价格购买888代币,吃分红,立刻解冻代币,交易所卖掉,那么只要卖出的价格大于18.2,那么收益为正,套利成功。事实上,对比同时间Ante的币价,我们认为有不少Ante的持币者卖掉Ante来套利,套利完成后,再买回Ante。见下图:






市场资金规模触达天花板:对于挖矿类代币,每一次的分红如果要超过之前的一次,则需要更多的入场资金,在3月15日-3月16日两天的流水总计78亿TRX,按照House Edge 3.5%,总共锁住了2.7亿TRX的资金在分红池合约之中,而市场上的Dapp玩家容量有限,2.7亿TRX的资金规模已经触达了Dapp玩家可用资金的天花板,下一次的分红大概率不可能超过这样一个天量金额。这一点大户最心知肚明,因为他们最清楚自己打出了多少子弹。

大户的囚徒困境:在理解了上述三层逻辑的基础上,对于大户们来说,分红日就面临了砸盘还是不砸的囚徒困境:有套利盘去交易所砸盘;下一次分红大概率不会比这一次更高;Smart Money已经通过过去四次分红回本,代币0成本。

在收益见顶、看空预期的加持下,大户A不知道大户B会不会砸盘,你要是砸了,我还持有的话那我就完了。那么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砸”。

只有砸。

才能局部利益最大化。







值得一提的是,DappReview在3月13日与888TRON的沟通邮件中已经提醒了“没有代币解冻时间”的问题,然而项目方并没有做出任何改变。直到代币被砸盘到10 TRX之下,大部分用户流失之后,才在telegram里面进行投票关于代币解冻时间的提议,但一切都晚了。

下面在讲下另一个案例。

 
虎头蛇尾的TronCrush
 

这是一个上线前被大量TRON Dapp KOL宣传力推的项目,在第一次分红之前,被Kiwi进行上币交易,其无奈之下,主动联系TRON生态下头部的去中心化交易所Trontrade进行上币。






之前由于做足了预热,3月26号首日挖矿流水惊人的突破了12亿TRX,由于挖矿的狂热,该项目方多次暂停游戏进行维护,27-28日的交易量受此影响有所下滑,来到第一个分红日29号12点前夕。TronTrade突然暂停了代币TCC的交易,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TronCrush官方声称似乎代币TCC的智能合约存在bug,正在检查中,但是尚未暂停游戏。






与此同时,没有暂停交易的Kiwi上出现了巨量卖单砸盘。价格从6-7左右一直砸到2以下,按理说本次分红已经接近1:2.8,如果以2.8TRX以下的价格购买TCC,立即冻结,首次分红便可以回本。市场上的巨量低价卖单必然有猫腻,后来根据多方消息验证,发现TCC代币合约存在致命漏洞,在Transfer函数中并没有判断是否给自己转账,这使得如果你手里有100TCC,给自己转账50个,你会拥有150个TCC。也就是可以无限零成本进行造币。





存在致命bug的Transfer函数


注:除了Transfer函数的bug,该合约所有的运算都没有使用SafeMath,旧代币TCC和新代币TCT的合约代码可以在项目方的一个Github仓库查看——https://github.com/TronCrush


该Bug最早由TronTrade群中某热心网友发现,并告知TronTrade团队,TronTrade立即暂停代币交易并通知TronCrush项目方,然而项目方既没有及时暂停游戏,也没有及时联系Kiwi停止交易。造币者凭空创造了超过15w个TCC代币,在Kiwidex上疯狂抛售。

在此之后,游戏暂停,开发者更换了新的代币合约TCT,并按照之前TCC的冻结余额空投给用户新的代币。但这一切也都晚了,在这一系列事件之后,大多数用户丧失了信心选择割肉出局。游戏仅仅在一周之内,宣告凉凉。






在27号下午TCC的交易对在Kiwi上开通之时,DappReview提醒了开发者这么早上交易所代币价格在第一次分红会被砸到4以下,但开发者迷之自信,认为自己的游戏不需要太担心交易量。

目前该游戏每天交易额约300万TRX,是峰值时的0.25%,日活跃用户仅剩100余人。

 
结语
 

以上两个案例,除了技术问题和游戏的机制设计之外,更本质的暴露出了项目方对于市场的无知。目前的Dapp大多带有金融属性,而金融的本质是信息不对称,Smart Money并不在乎你的产品逻辑和游戏机制,在乎的是如何利用信息不对称赚取超额收益,如果开发者不懂市场,也不敬畏市场,还去开发金融属性的游戏,“市场先生”分分钟教你做人。 查看全部
201904081415201.jpg

DappReview仅以第三方研究机构的角度剖析Dapp的数据和发展历程,不做为任何投资及投机的参考依据


导语: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一个打破Dapp交易额纪录的游戏、一个团队无比自信的游戏——888TRON和TronCrush——用生命演奏了一曲“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开发者悲歌。虽然他们在国内没有掀起太大波澜,但这两款游戏分别对应着一个典型问题,前者的背后,是大户之间在非零和博弈中的囚徒困境;后者则暴露了开发者的技术缺陷和对金融市场的夜郎自大。有些悲剧本可避免,后来者应引以为戒。



 
Dapp单日交易额的巅峰 - 888TRON
 

有一个名为888TRON的Dapp,在春节前后上线,整个二月里表现平平,没有太过亮眼的成绩,时间到了三月初,大量的玩家和资金慢慢涌入,交易额和分红池呈指数式爆炸增长,该Dapp每48小时进行一次分红,下面是3月份的几次分红数据截图。

201904081415202.jpg


从3月10号的1300万 TRX到3月16日达到Dapp历史上最高分红的2.56亿 TRX分红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翻译成更加容易理解的数字,3月15-16日的48小时里,该游戏分给玩家约 5000万人民币价值的TRX。

而这一切在3月16日之后怦然崩盘,下图是888TRON交易数据,在3月16日达到峰值单日36亿TRX流水(约7.2亿RMB,也是Dapp历史上最高值)之后遭遇断崖式崩盘,目前游戏已经凉凉,仍有少量(被套牢的)“信仰者”还在苦苦坚持。

201904081415203.jpg


从爆发到崩盘,DappReview来讲一下前世今生。

888TRON在3月初的爆发主要是以下两个原因的综合作用:

1.高House edge高分红:大部分Dice类游戏的House Edge平均在1.5%左右,888TRON的House Edge相当之高,达到了3.5%,也就是说在同样交易流水的情况下,888能够给玩家的分红是其他类Dapp的2.3倍,虽然挖矿成本随之攀高,但从用户角度,高分红的吸眼球能力不言而喻。

2.Dapp真空期Smart Money涌入:现在Dapp的圈子就像股票二级市场的一个缩影,投机者需要一个可以炒作和投机的标的。在二月的春节期间,Dapp市场相对平稳,没有什么特别的亮点项目以及创新模式,TRON生态中的老大哥TRONbet的暴利期早已是历史,已经成功的完成了从挖矿模式软着陆成为平台币的转型。部分矿工带着Smart Money在寻找下一个标的,标的选择的标准不外乎:A还在早期,B分红喜人,C技术到位。作为基本满足以上条件的标的,888顺理成章地进入了Smart Money的雷达范围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888的交易额和分红在3月初开始低调增长,逐渐进入越来越多用户的视野,“48小时分红即能回本25%”很快传遍了TRON Dapp用户的圈子。大量用户开始涌入投机,一切开始爆炸式增长。

爬得越高,跌的越痛,3月14日分红高达8000万TRX之后,888TRON的社群中破亿分红的叫嚣声不绝于耳。在疯狂挖矿的背后一颗定时炸弹早已埋好,在北京时间3月16日晚8点,2.56亿分红分给了2000万个888Token,平均一个Token获得12.8个TRX,Smart Money早已已做好大撤退的准备:

201904081415204.jpg


巨量卖盘将888 Token价格从30+砸到15 TRX以下,自此888TRON一路阴跌,直到今天稳定在4TRX左右。

888的挖矿成本在当时约30TRX左右,如果二级市场价格远低于挖矿价格,理性的玩家如果想持有888 Token一定是从二级市场购买,而不是以更高的成本去挖矿获取,这样一来挖矿用户减少,给分红池贡献的用户减少,分红降低,代币的价值大打折扣,如此恶性循环,代币价格自然进一步降低,游戏不可避免的凉凉。

那么为什么Smart Money要在天量分红之后砸盘?几个关键原因:

交易所提供流动性:这句话听起来是废话,但实际上,888TRON并没有上币的打算,Kiwi交易所(去中心化交易所)率先在3月13号强行上币,给了用户一个交易的场所。而大多数挖矿代币其实并不希望在让早期获利用户快速的卖掉筹码离场,锁住代币的流动性等更好的保证大多数持币者的利益,没有二级市场价格的干预让挖矿本身为代币定价。

没有代币解冻时间:这是888项目方最愚蠢的设计。在大部分挖矿游戏中,玩家需要冻结代币才能获得分红,如果需要解冻大多设置了24小时的解冻时间,也就是说分红结束后,需要等待24小时之后才能拿到代币进行操作,在以往的例子中,这个设计使得玩家不能再分红后立刻出售代币,在这24小时之内,如果分红池足够有人,持币者可能会选择不解冻继续冻结吃下一轮的分红,能够有效的降低用户的离场意愿。而888并没有这个限制,用户可以随时冻结随时解冻。

那么有意思的事情就来了,在3月16日的分红之前,已经可以看到分红池能够以一个888Token分得12.8个TRX,另一部分Smart Money发现了这里的套利空间,在分红前以30左右的价格购买888代币,吃分红,立刻解冻代币,交易所卖掉,那么只要卖出的价格大于18.2,那么收益为正,套利成功。事实上,对比同时间Ante的币价,我们认为有不少Ante的持币者卖掉Ante来套利,套利完成后,再买回Ante。见下图:

201904081415215.jpg


市场资金规模触达天花板:对于挖矿类代币,每一次的分红如果要超过之前的一次,则需要更多的入场资金,在3月15日-3月16日两天的流水总计78亿TRX,按照House Edge 3.5%,总共锁住了2.7亿TRX的资金在分红池合约之中,而市场上的Dapp玩家容量有限,2.7亿TRX的资金规模已经触达了Dapp玩家可用资金的天花板,下一次的分红大概率不可能超过这样一个天量金额。这一点大户最心知肚明,因为他们最清楚自己打出了多少子弹。

大户的囚徒困境:在理解了上述三层逻辑的基础上,对于大户们来说,分红日就面临了砸盘还是不砸的囚徒困境:有套利盘去交易所砸盘;下一次分红大概率不会比这一次更高;Smart Money已经通过过去四次分红回本,代币0成本。

在收益见顶、看空预期的加持下,大户A不知道大户B会不会砸盘,你要是砸了,我还持有的话那我就完了。那么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砸”。

只有砸。

才能局部利益最大化。

201904081415216.jpg



值得一提的是,DappReview在3月13日与888TRON的沟通邮件中已经提醒了“没有代币解冻时间”的问题,然而项目方并没有做出任何改变。直到代币被砸盘到10 TRX之下,大部分用户流失之后,才在telegram里面进行投票关于代币解冻时间的提议,但一切都晚了。

下面在讲下另一个案例。

 
虎头蛇尾的TronCrush
 

这是一个上线前被大量TRON Dapp KOL宣传力推的项目,在第一次分红之前,被Kiwi进行上币交易,其无奈之下,主动联系TRON生态下头部的去中心化交易所Trontrade进行上币。

201904081415217.jpg


之前由于做足了预热,3月26号首日挖矿流水惊人的突破了12亿TRX,由于挖矿的狂热,该项目方多次暂停游戏进行维护,27-28日的交易量受此影响有所下滑,来到第一个分红日29号12点前夕。TronTrade突然暂停了代币TCC的交易,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TronCrush官方声称似乎代币TCC的智能合约存在bug,正在检查中,但是尚未暂停游戏。

201904081415218.jpg


与此同时,没有暂停交易的Kiwi上出现了巨量卖单砸盘。价格从6-7左右一直砸到2以下,按理说本次分红已经接近1:2.8,如果以2.8TRX以下的价格购买TCC,立即冻结,首次分红便可以回本。市场上的巨量低价卖单必然有猫腻,后来根据多方消息验证,发现TCC代币合约存在致命漏洞,在Transfer函数中并没有判断是否给自己转账,这使得如果你手里有100TCC,给自己转账50个,你会拥有150个TCC。也就是可以无限零成本进行造币。

201904081415229.jpg

存在致命bug的Transfer函数


注:除了Transfer函数的bug,该合约所有的运算都没有使用SafeMath,旧代币TCC和新代币TCT的合约代码可以在项目方的一个Github仓库查看——https://github.com/TronCrush


该Bug最早由TronTrade群中某热心网友发现,并告知TronTrade团队,TronTrade立即暂停代币交易并通知TronCrush项目方,然而项目方既没有及时暂停游戏,也没有及时联系Kiwi停止交易。造币者凭空创造了超过15w个TCC代币,在Kiwidex上疯狂抛售。

在此之后,游戏暂停,开发者更换了新的代币合约TCT,并按照之前TCC的冻结余额空投给用户新的代币。但这一切也都晚了,在这一系列事件之后,大多数用户丧失了信心选择割肉出局。游戏仅仅在一周之内,宣告凉凉。

2019040814152210.jpg


在27号下午TCC的交易对在Kiwi上开通之时,DappReview提醒了开发者这么早上交易所代币价格在第一次分红会被砸到4以下,但开发者迷之自信,认为自己的游戏不需要太担心交易量。

目前该游戏每天交易额约300万TRX,是峰值时的0.25%,日活跃用户仅剩100余人。

 
结语
 

以上两个案例,除了技术问题和游戏的机制设计之外,更本质的暴露出了项目方对于市场的无知。目前的Dapp大多带有金融属性,而金融的本质是信息不对称,Smart Money并不在乎你的产品逻辑和游戏机制,在乎的是如何利用信息不对称赚取超额收益,如果开发者不懂市场,也不敬畏市场,还去开发金融属性的游戏,“市场先生”分分钟教你做人。

KuCoin Spotlight 首发的 MultiVAC 技术特点及可能风险是什么?

项目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3-25 13:22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个文章是应朋友的请求,写的一个关于 MultiVAC 的技术简评,我没有投,只是写完了,顺便发出来,供大家交流。

MultiVAC 是为大规模 DApp 设计的下一代公链,通过可信分片技术,为区块链系统赋予「高吞吐量、弹性计算、无限扩张」等能力。作为全球首个可信度概率模型概念的提出者,MultiVAC 集「可信度概率模型、账本交易分片、弹性计算模型、拜占庭共识族」等技术特色于一体,致力于打造一个全新多模弹性和可信编程的去中心化应用生态圈。


具有分片的 VRF


VRF 是伪随机函数,目前广泛用于新型的共识算法,特点是系统可产生一个随机数,所有验证者可以快速验证结果而无需获取函数本身的内容,使得结果不可预测。每个分片只是整个网络的子集。例如,如果整个网络有两个分片,比如 A 和 B,那么当节点加入网络时,他们需要在两者之间进行选择。在 MultiVAC 的网络中,VRF 用于将节点分配给 MultiVAC 的一个分片。底层机制是在主链上生成随机数,然后使用未分配节点的私钥加密,最终结果是伪随机数,然后根据概率表将其分配给分片。


在分片中达成共识


达成共识可以在不需要第三方参与的情况下就区块链的状态达成一致。根据所采用的算法,共识成功需要不同的网络可靠性阈值。存在许多不同的共识模式和共识模式变体以供考虑。另一个分片协议 Zilliqa (ZIL)使用 PBFT,其中每个希望加入网络的节点都经过测试,以解决工作量证明(POW)问题。ZIL 网络中的现有节点验证 PoW 并授权节点加入网络。PoW 是网络的入场券,只有持有 PoW 有效证明的节点才能加入网络。

为了达成共识,分片中诚实节点的百分比需要大于或等于安全边际的比率。此外,需要考虑网络同步的总体状态。因此 MultiVAC 优先考虑防止分叉的共识算法。在其白皮书中,每个分片可以采用以下算法之一:PBFT (Zilliqa),异步 BFT 或 BA⋆(Algorand)。


分片间同步


MultiVAC 中分片实现面临着数据同步挑战,不仅仅是同步分片内事务(同一分片中的节点),而且还要跨网络中的其他分片同步。Zilliqa 采用的一种解决方案是使用每个分片共享的全局账本,从而安全同步分类账本(Zilliqa 分片需要大约 600 个节点才能达到其安全边界),但代价是为协调分片增加很大网络负担。MultiVAC 选择了更简单的解决方案。采用 UTXO 模式,其分布在各个分片,仅在账户支出时生效,交易完 UTXO 将驻留在该帐户所属分片的账本中,本质上是交易和合约的分离。


分片内攻击


我们可以将分片视为整个网络的子集。传统区块链的优势在于拥有足够多的节点,它能够吸收 DDOS 或 51%的攻击。但一旦分片,分片内的节点数量会少得多,使得这些攻击具有更高的成功率,降低了分片安全。为避免这种情况,MultiVAC 将采用动态分片调整的模式,将矿工随机分配到不同的分片。随机分配的结果不可以预测,以防止攻击者进行合谋。


MultiVAC 虚拟机(MVM)


MVM 允许智能合约在网络上运行,而无需智能合约在每台机器上全面运行。MultiVAC 目的在于使用比其他智能合约平台更少的机器情况下实现可靠的计算。MultiVAC 推出了其区块链指令集(BISC)及其 PoIE 共识。目前,MVM 支持 C 编程语言,但计划启用更高级别的语言,如 Java 和 Go。


区块链指令集(BISC)


BISC 是一个支持区块链的 RISC-V 版本,具有 256 位指令处理,签名和区块链散列指令。RISC-V 是 BISC 的前身,是一种开源指令集架构。相比传统 X86 和 ARM 臃肿的指令集,RISC-V 具备了后发优势,由于计算机体系结构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比较成熟的技术,多年来在不断成熟的过程中暴露的问题都已经被研究透彻,因此新的 RISC-V 架构能够加以规避,并且没有背负向后兼容的历史包袱,其设计简洁有效,成为指令集中的后期之秀,同时其开源和免费的特性,目前在半导体业获得了极大的支持。MultiVAC 采用这个指令集,为现代计算机芯片组与其网络完美匹配铺平了道路,理论上区块链网络的智能合约能够配备具有 BISC 的硬件,而不是仅仅是跑在节点的虚拟机上。


PoIE 智能合约共识


PoIE 是 MultiVAC 的虚拟机一致性算法,用于验证智能合约的诚实计算。MultiVAC 认为在一个分片内,所有的节点都重复运行计算,是一种极大的浪费,因此,他们的理念是部分超级节点运行计算,然后其他节点通过 PoIE 算法验证代码被正确实行了。PoIE 机制设计侧重于在不泄露运算结果的情况下,其他节点既可以有效验证运算的正确性,又保证窃取其他节点运算成果的自身计算和存储成本远远高于自己真正运算一遍的成本,从而达到系统中节点的诚实。其智能合约通过 PoIE 来验证诚实计算,用拜占庭共识来达成结果一致。


分片的弹性计算


分散式应用程序(dApp)有多层次需求。有些需要高水平的安全性,而有些需要高 TPS。到目前为止,区块链需要权衡考虑,没有一个能满足每个 dApp 的所有需求。以太坊完全的去中心化,从而降低了速度。EOS 则通过牺牲去中心化,保证了高 TPS。通过让 dApp 开发人员提交他们的需求,MultiVAC 可以在这些已知的边界内有效工作。对于需要高安全性的用例,dApp 会选择选择具有大量节点,共识安全阈值较高的分片,对于需要更高吞吐量的用例,它们可以使用节点较少,共识速度较快的分片,从而达到弹性计算的目的。


挑战与风险


从白皮书看,本项目也具有一些风险

1、具体的跨分片机制白皮书没有说清楚。
2、分布式存储的激励机制白皮书没有说清楚。
3、虚拟机的安全性存疑问,因为业内第一次采用此类虚拟机,比如虚拟机逃匿等传统安全性问题,还需要验证。
4、节点的惩罚机制没有说清楚,官方只是说防止作恶,但实际情况中,需要有惩罚机制,否则无法做到博弈的效果。


原文标题:《MultiVAC 技术特点及风险分析》
文章来源:公众号 北京之东的区块链世界
作者:北京之东
注:本评测时间为 2018 年 7 月底,项目可能有更新或调整 查看全部
multivac.jpeg

这个文章是应朋友的请求,写的一个关于 MultiVAC 的技术简评,我没有投,只是写完了,顺便发出来,供大家交流。

MultiVAC 是为大规模 DApp 设计的下一代公链,通过可信分片技术,为区块链系统赋予「高吞吐量、弹性计算、无限扩张」等能力。作为全球首个可信度概率模型概念的提出者,MultiVAC 集「可信度概率模型、账本交易分片、弹性计算模型、拜占庭共识族」等技术特色于一体,致力于打造一个全新多模弹性和可信编程的去中心化应用生态圈。


具有分片的 VRF


VRF 是伪随机函数,目前广泛用于新型的共识算法,特点是系统可产生一个随机数,所有验证者可以快速验证结果而无需获取函数本身的内容,使得结果不可预测。每个分片只是整个网络的子集。例如,如果整个网络有两个分片,比如 A 和 B,那么当节点加入网络时,他们需要在两者之间进行选择。在 MultiVAC 的网络中,VRF 用于将节点分配给 MultiVAC 的一个分片。底层机制是在主链上生成随机数,然后使用未分配节点的私钥加密,最终结果是伪随机数,然后根据概率表将其分配给分片。


在分片中达成共识


达成共识可以在不需要第三方参与的情况下就区块链的状态达成一致。根据所采用的算法,共识成功需要不同的网络可靠性阈值。存在许多不同的共识模式和共识模式变体以供考虑。另一个分片协议 Zilliqa (ZIL)使用 PBFT,其中每个希望加入网络的节点都经过测试,以解决工作量证明(POW)问题。ZIL 网络中的现有节点验证 PoW 并授权节点加入网络。PoW 是网络的入场券,只有持有 PoW 有效证明的节点才能加入网络。

为了达成共识,分片中诚实节点的百分比需要大于或等于安全边际的比率。此外,需要考虑网络同步的总体状态。因此 MultiVAC 优先考虑防止分叉的共识算法。在其白皮书中,每个分片可以采用以下算法之一:PBFT (Zilliqa),异步 BFT 或 BA⋆(Algorand)。


分片间同步


MultiVAC 中分片实现面临着数据同步挑战,不仅仅是同步分片内事务(同一分片中的节点),而且还要跨网络中的其他分片同步。Zilliqa 采用的一种解决方案是使用每个分片共享的全局账本,从而安全同步分类账本(Zilliqa 分片需要大约 600 个节点才能达到其安全边界),但代价是为协调分片增加很大网络负担。MultiVAC 选择了更简单的解决方案。采用 UTXO 模式,其分布在各个分片,仅在账户支出时生效,交易完 UTXO 将驻留在该帐户所属分片的账本中,本质上是交易和合约的分离。


分片内攻击


我们可以将分片视为整个网络的子集。传统区块链的优势在于拥有足够多的节点,它能够吸收 DDOS 或 51%的攻击。但一旦分片,分片内的节点数量会少得多,使得这些攻击具有更高的成功率,降低了分片安全。为避免这种情况,MultiVAC 将采用动态分片调整的模式,将矿工随机分配到不同的分片。随机分配的结果不可以预测,以防止攻击者进行合谋。


MultiVAC 虚拟机(MVM)


MVM 允许智能合约在网络上运行,而无需智能合约在每台机器上全面运行。MultiVAC 目的在于使用比其他智能合约平台更少的机器情况下实现可靠的计算。MultiVAC 推出了其区块链指令集(BISC)及其 PoIE 共识。目前,MVM 支持 C 编程语言,但计划启用更高级别的语言,如 Java 和 Go。


区块链指令集(BISC)


BISC 是一个支持区块链的 RISC-V 版本,具有 256 位指令处理,签名和区块链散列指令。RISC-V 是 BISC 的前身,是一种开源指令集架构。相比传统 X86 和 ARM 臃肿的指令集,RISC-V 具备了后发优势,由于计算机体系结构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比较成熟的技术,多年来在不断成熟的过程中暴露的问题都已经被研究透彻,因此新的 RISC-V 架构能够加以规避,并且没有背负向后兼容的历史包袱,其设计简洁有效,成为指令集中的后期之秀,同时其开源和免费的特性,目前在半导体业获得了极大的支持。MultiVAC 采用这个指令集,为现代计算机芯片组与其网络完美匹配铺平了道路,理论上区块链网络的智能合约能够配备具有 BISC 的硬件,而不是仅仅是跑在节点的虚拟机上。


PoIE 智能合约共识


PoIE 是 MultiVAC 的虚拟机一致性算法,用于验证智能合约的诚实计算。MultiVAC 认为在一个分片内,所有的节点都重复运行计算,是一种极大的浪费,因此,他们的理念是部分超级节点运行计算,然后其他节点通过 PoIE 算法验证代码被正确实行了。PoIE 机制设计侧重于在不泄露运算结果的情况下,其他节点既可以有效验证运算的正确性,又保证窃取其他节点运算成果的自身计算和存储成本远远高于自己真正运算一遍的成本,从而达到系统中节点的诚实。其智能合约通过 PoIE 来验证诚实计算,用拜占庭共识来达成结果一致。


分片的弹性计算


分散式应用程序(dApp)有多层次需求。有些需要高水平的安全性,而有些需要高 TPS。到目前为止,区块链需要权衡考虑,没有一个能满足每个 dApp 的所有需求。以太坊完全的去中心化,从而降低了速度。EOS 则通过牺牲去中心化,保证了高 TPS。通过让 dApp 开发人员提交他们的需求,MultiVAC 可以在这些已知的边界内有效工作。对于需要高安全性的用例,dApp 会选择选择具有大量节点,共识安全阈值较高的分片,对于需要更高吞吐量的用例,它们可以使用节点较少,共识速度较快的分片,从而达到弹性计算的目的。


挑战与风险


从白皮书看,本项目也具有一些风险

1、具体的跨分片机制白皮书没有说清楚。
2、分布式存储的激励机制白皮书没有说清楚。
3、虚拟机的安全性存疑问,因为业内第一次采用此类虚拟机,比如虚拟机逃匿等传统安全性问题,还需要验证。
4、节点的惩罚机制没有说清楚,官方只是说防止作恶,但实际情况中,需要有惩罚机制,否则无法做到博弈的效果。


原文标题:《MultiVAC 技术特点及风险分析》
文章来源:公众号 北京之东的区块链世界
作者:北京之东
注:本评测时间为 2018 年 7 月底,项目可能有更新或调整

EOS困局:币价低迷 日益集权

项目onchain 发表了文章 • 2019-02-24 10:15 • 来自相关话题

据目前数据来看,在EOS生态上博彩类DApp逐渐遇冷,非博彩类DApp日活数据虽然有所上升,但尚不足以支撑起EOS DApp生态的建设。

2018年初,虚高的币价逐渐开始下跌,在经过了几次跳水式大跌之后,区块链市场步入了“泡沫挤压期”,一边是泡沫的挤出,而另一边则是市场对于前路的迷茫。在资本市场催生和从业者积极探索的双重作用下,“DApp生态”开始成为了一片新蓝海。

而在这片蓝海中,EOS凭借着领先的技术优势独占鳌头,自2018年3月开始,EOS一路高歌,在2018年5月达到最高点,市场报价一度高达23.288USDT。在部分人眼中,EOS更是开启了“区块链3.0时代”。

EOS的出现似乎为解决区块链技术难以落地这一难题带来了曙光。但是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后,EOS似乎已经开始逐渐乏力,无论是DApp生态的建设还是币价走势。

在DApp生态建设上,EOS预想中的杀手级DApp 迟迟未出现,后来的波场又在一旁虎视眈眈。而币价自最高点之后一路狂跌,目前一直在发行价线下徘徊。






在已过五分之一的2019年里,“流量担当”博彩类DApp建显颓势,失去了博彩类DApp的日活加持,DApp生态建设又该走向何方?而EOS又路在几何?


博彩DApp渐凉


据DAppTotal.com2月20日数据显示,在经过了市场热捧之后,EOS的博彩类DApp开始步入低谷期,现状惨淡,目前EOS整个生态中日活过千的博彩类DApp数仅有11个,占比5%,而博彩类DApp占据了EOS整个DApp生态的55%。

据统计,截至目前为止,EOS公链共有DApp 400个,其中博彩类游戏有220个,占比55%。这些博彩类DApp中,日活过千的仅有11个,占比5%,日活低于10的有155个,占比70%,其中有30个DApp月交易量不足10笔,有35个DApp月交易额不足1 EOS,距离关张不远。

相比去年12月份数据,过去一个月EOS 博彩类DApp 总用户量为90,009个,环比降低了42.70%,总交易量为35,870,346笔,环比降低了44.53%,总交易额为248,366,255 EOS,环比降低了48.68%。

据DAppTotal数据分析师分析,造成EOS博彩类DApp整体数据下滑的主要原因为:

1、博彩类游戏玩法单一,老用户的参与热情逐渐下滑;

2、游戏即挖矿的机制,短暂刺激了DApp数据的繁荣,但难以持续;

3、频繁曝出的黑客攻击事件,重挫了开发者和用户的信心;

4、DApp项目方为冲排名刷量的行为有所减少,数据回归真实情况。2018年11月,DAPP Review发表公开文章称EOS生态中已出现了成熟的刷榜产业,服务提供方通过机器人小号与合约交互来帮助 DAPP 增加用户数量,市场报价在300-500EOS;

有公开数据显示,自EOS DApp上线直至2018年12月,活跃的一直都是博彩类DApp。PeckShield的技术分析师JEFF曾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在现阶段,博彩类DApp和现有的DApp生态契合度较高。

此前区块律动曾分析,相较于其他类型的DApp,博彩类DApp的开发更为简单,由于代码开源,因此便于其他项目进行重复利用。EOS一度被称之为“博彩公链”。

这一问题在波场也有所体现,波场DApp自去年第三季度上线以来,日活始终集中在Tronbet等几个博彩类DApp上,自波场出现以后,EOS的“博彩公链”之名开始变得底气不是那么足。

2月21日,DAppTotal.com再一次发布数据显示,2月份以来,EOS DApp整体活跃用户量(日活)有明显提升,但整体交易额却大幅下滑。

02月14日日活为100,342个,超过去年12月18日的88,044个,创下EOS DApp单日活跃用户量历史新高。而02月09日单日交易额为10,978,811个EOS,较去年11月08日创下的103,907,486个EOS的单日交易额峰值,却降低了89.43%。

对此DAppTotal数据分析师认为,造成DApp活跃用户量上升的主要原因有:

1、非博彩类(模拟经营、养成)等游戏的活跃用户量有所提升,其月平均日活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份上涨了63%;

2、EOS 群控账号的活跃度在春节过后有所回升;

造成DApp交易额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有:

1、博彩类游戏的月平均日活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份下降了44%,玩家的整体投注频次和额度降低;

2、博彩类游戏的老用户(投注较大/频次高的氪金玩家)活跃度下降,部分头部玩家(cra****pital)等已离场;

此外,据业内人士分析,刷量行为减少或许也是导致交易量下降的原因之一。

但是据DAppSpy.com数据,2月22日EOS(EOS)交易量最大的DApp为FarmEOS,当日交易额为1.42M EOS,约5.52M美元。Top5完整数据为:1、FarmEOS,交易额:1.42M EOS;用户量:3.12K。2、EOSJacks,交易额:1.06M EOS;用户量:92。3、Poker EOS,交易额:632.17K EOS;用户量:1.01K。4、EOSHash,交易额:597.45K EOS;用户量:2.15K。5、Texas Holdem Star,交易额:573.22K EOS;用户量:48。

由此可知,目前在EOS生态上发生的交易量主要还是集中在博彩类DApp上。

据目前数据来看,在EOS生态上博彩类DApp逐渐遇冷,非博彩类DApp日活数据虽然有所上升,但尚不足以支撑起EOS DApp生态的建设,此外,交易量的答复下降也会带来一定的影响。

但是DAppTotal.com的数据师分析,整体而言,博彩DApp的渐凉,或许是EOS DApp生态回归良性发展的另一个开端。

但是针对DApp生态建设将走向何方这一问题,业内尚未出现合理的建设方案。以以太坊为例,以太坊的DApp种类一直以种类多样为人所称赞,但是以太坊的DApp日活数据并不乐观。

因此,博彩类DApp发展渐颓,或许意味着EOS DApp生态开始回归良性发展,但是并不能以此断定EOS DApp生态将会获得新的生机。


EOS日益集权


2018年9月,区块链测试解决方案提供商Whiteblock公司进行了一场为期两个月的测试,在经过试验后Whiteblock公司得出结论:EOS并不是区块链,而是一个“分布式同构数据库”,它在本质上是一种用于计算的云服务。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料了解,该项测试涉及了任务吞吐量、对不利网络条件的弹性、可变事务速率和大小对网络的影响、平均事务时间、容错性和分区容忍度等多项指标。

Whiteblock公司的测试表明,EOS并未采用加密技术。Whiteblock公司认为,“EOS并不属于区块链,而是一套分布式同构数据库管理系统,二者的明显区别在于后者的交易没有经过加密验证。EOS区块生成器高度集中,用户只能利用区块生成器作为中介进行网络访问。这意味着区块生成器成为整个系统中的单点故障源头。”

Whiteblock公司强调EOS是建立在完全中心化的前提之下的,完全的中心化必然会带来安全性的降低。而

EOS在目前的DApp之争中一直都处于领先位置,树大招风,领先的EOS必然会受到诸多黑客的关注。

据区块链数据与安全服务商PeckShield的统计,去年7月至12月间,EOS链上的DApp共发生49起安全事件,波及37个DApp,导致项目方共损失近75万枚EOS,按照攻击发生时的币价折算,总损失约合319万美元。

财经网·链上财经就以上质疑向Block.one进行采访,但是截至发稿时间Block.one都未给出回应。

据2月22日消息,EOS 纽约和eosDAC核心团队的部分成员(例如Dacoco )已于近日展开合作,将EOS基金会发展成为一个完全基于EOS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自治非盈利组织。EOS纽约、Dacoco 和 EOS 基金会之间的伙伴关系的目标是创建一个完全由智能合约、透明权限和帐户结构运行的由代币持有者指导和管理的DAO。当前的工作标题正是EOS DAO。

但是据业内一位数据分析师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EOS基金会去中心化并不代表着EOS去中心化,在该数据分析师看来,基于EOS推出的EOS核心仲裁法庭ECAF等政策,EOS“正向着中央集权发展”。

据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11月8日,ECAF下达了EOS史上第一个修改账户私钥的仲裁令,该仲裁令于下达4日后通过。


窥伺宝座的波场


EOS一直对标的是以太坊,而后来者波场选定的超越对手也是波场,但是据赛迪研究院公链项目组负责人蒲松涛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相对于以太坊而言,波场更像是EOS。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Peckshield的技术分析师JEFF的赞同。首先,波场和EOS均以以太坊为超越目标,均认为自己是对以太坊的优化;其次,波场和EOS最初均是基于Ethereum开发的代币,目前两者均已经完成了代币迁移;最后,波场和EOS均在打造DApp生态,且两者的DApp生态中均以博彩类DApp为主。

除却技术不谈,波场在“创业明星”孙宇晨的带领下,确实是一路高歌猛进,始终处于舆论话题的中心位置,近期的BTT更是为波场狠刷了一波流量。相较于波场创建初期不绝于耳的“空气币”质疑声,目前的波场早已“洗白”,从明面上来看,目前的波场犹如熊市中一只逆势生长的明星项目。

而EOS则一直陷于负面的泥沼之中。EOS在推出初期也是以“明星项目”的姿态存活在大众视野之中,但是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EOS的境况变得有些艰难,暂且不论一路走低的币价,项目自身也是状况频频。

2018年7月,EOS主网上的内存数据资源RAM价格暴增,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实现了50几倍的暴涨,对于RAM价格暴涨时间,BM公开表示,RAM的价格上升将形成激励,也会促使RAM扩容和开侧链,并让人们更高效地使用RAM。但是对于DApp开发者而言,RAM价格疯涨并不是一件好事。当RAM成为一种投机商品之后,必然会影响RAM的实际功能。

而EOS的创造者丹·拉里默也曾发文表示:“我们的目的是抑制囤积和投机。”

而在RAM价格暴涨之后,EOS的CPU资源又开始告急。2018年10月17日,EOS的普通用户账号失活,更无法进行转账操作,而大量DApps也不得不“关闭运行”以避免CPU资源紧缺之下的雪崩。

2018年11月,EOS又开始陷入贿选风波之中,枫叶资本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截图,截图显示,火币交易所通过贿选获得选票,以获得操纵和控制EOS权益证明系统验证过程的权利。虽然之后火币火速进行了否认,但是该事件还是对EOS竞选造成了负面影响。

一面是活动频频,一面是负面缠身,EOS目前似乎已经到了内忧外困的境地。

但是据蒲松涛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从技术层面上来说,EOS依旧是目前发展比较好的公链之一。

近日,EOS出现短期上涨,但是依旧未达到最初的发行价,与最高点相比跌幅逾80%,而层出不穷的负面消息更是为EOS的前进之路设置了层层阻碍,技术上更是未出现重大突破。

因此在此大背景下,EOS要想真正的颠覆以太坊,成为区块链新时代的领军者,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作者:吴英俊 查看全部
1550912915641.jpg

据目前数据来看,在EOS生态上博彩类DApp逐渐遇冷,非博彩类DApp日活数据虽然有所上升,但尚不足以支撑起EOS DApp生态的建设。

2018年初,虚高的币价逐渐开始下跌,在经过了几次跳水式大跌之后,区块链市场步入了“泡沫挤压期”,一边是泡沫的挤出,而另一边则是市场对于前路的迷茫。在资本市场催生和从业者积极探索的双重作用下,“DApp生态”开始成为了一片新蓝海。

而在这片蓝海中,EOS凭借着领先的技术优势独占鳌头,自2018年3月开始,EOS一路高歌,在2018年5月达到最高点,市场报价一度高达23.288USDT。在部分人眼中,EOS更是开启了“区块链3.0时代”。

EOS的出现似乎为解决区块链技术难以落地这一难题带来了曙光。但是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后,EOS似乎已经开始逐渐乏力,无论是DApp生态的建设还是币价走势。

在DApp生态建设上,EOS预想中的杀手级DApp 迟迟未出现,后来的波场又在一旁虎视眈眈。而币价自最高点之后一路狂跌,目前一直在发行价线下徘徊。

1550912929838.png


在已过五分之一的2019年里,“流量担当”博彩类DApp建显颓势,失去了博彩类DApp的日活加持,DApp生态建设又该走向何方?而EOS又路在几何?


博彩DApp渐凉


据DAppTotal.com2月20日数据显示,在经过了市场热捧之后,EOS的博彩类DApp开始步入低谷期,现状惨淡,目前EOS整个生态中日活过千的博彩类DApp数仅有11个,占比5%,而博彩类DApp占据了EOS整个DApp生态的55%。

据统计,截至目前为止,EOS公链共有DApp 400个,其中博彩类游戏有220个,占比55%。这些博彩类DApp中,日活过千的仅有11个,占比5%,日活低于10的有155个,占比70%,其中有30个DApp月交易量不足10笔,有35个DApp月交易额不足1 EOS,距离关张不远。

相比去年12月份数据,过去一个月EOS 博彩类DApp 总用户量为90,009个,环比降低了42.70%,总交易量为35,870,346笔,环比降低了44.53%,总交易额为248,366,255 EOS,环比降低了48.68%。

据DAppTotal数据分析师分析,造成EOS博彩类DApp整体数据下滑的主要原因为:

1、博彩类游戏玩法单一,老用户的参与热情逐渐下滑;

2、游戏即挖矿的机制,短暂刺激了DApp数据的繁荣,但难以持续;

3、频繁曝出的黑客攻击事件,重挫了开发者和用户的信心;

4、DApp项目方为冲排名刷量的行为有所减少,数据回归真实情况。2018年11月,DAPP Review发表公开文章称EOS生态中已出现了成熟的刷榜产业,服务提供方通过机器人小号与合约交互来帮助 DAPP 增加用户数量,市场报价在300-500EOS;

有公开数据显示,自EOS DApp上线直至2018年12月,活跃的一直都是博彩类DApp。PeckShield的技术分析师JEFF曾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在现阶段,博彩类DApp和现有的DApp生态契合度较高。

此前区块律动曾分析,相较于其他类型的DApp,博彩类DApp的开发更为简单,由于代码开源,因此便于其他项目进行重复利用。EOS一度被称之为“博彩公链”。

这一问题在波场也有所体现,波场DApp自去年第三季度上线以来,日活始终集中在Tronbet等几个博彩类DApp上,自波场出现以后,EOS的“博彩公链”之名开始变得底气不是那么足。

2月21日,DAppTotal.com再一次发布数据显示,2月份以来,EOS DApp整体活跃用户量(日活)有明显提升,但整体交易额却大幅下滑。

02月14日日活为100,342个,超过去年12月18日的88,044个,创下EOS DApp单日活跃用户量历史新高。而02月09日单日交易额为10,978,811个EOS,较去年11月08日创下的103,907,486个EOS的单日交易额峰值,却降低了89.43%。

对此DAppTotal数据分析师认为,造成DApp活跃用户量上升的主要原因有:

1、非博彩类(模拟经营、养成)等游戏的活跃用户量有所提升,其月平均日活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份上涨了63%;

2、EOS 群控账号的活跃度在春节过后有所回升;

造成DApp交易额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有:

1、博彩类游戏的月平均日活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份下降了44%,玩家的整体投注频次和额度降低;

2、博彩类游戏的老用户(投注较大/频次高的氪金玩家)活跃度下降,部分头部玩家(cra****pital)等已离场;

此外,据业内人士分析,刷量行为减少或许也是导致交易量下降的原因之一。

但是据DAppSpy.com数据,2月22日EOS(EOS)交易量最大的DApp为FarmEOS,当日交易额为1.42M EOS,约5.52M美元。Top5完整数据为:1、FarmEOS,交易额:1.42M EOS;用户量:3.12K。2、EOSJacks,交易额:1.06M EOS;用户量:92。3、Poker EOS,交易额:632.17K EOS;用户量:1.01K。4、EOSHash,交易额:597.45K EOS;用户量:2.15K。5、Texas Holdem Star,交易额:573.22K EOS;用户量:48。

由此可知,目前在EOS生态上发生的交易量主要还是集中在博彩类DApp上。

据目前数据来看,在EOS生态上博彩类DApp逐渐遇冷,非博彩类DApp日活数据虽然有所上升,但尚不足以支撑起EOS DApp生态的建设,此外,交易量的答复下降也会带来一定的影响。

但是DAppTotal.com的数据师分析,整体而言,博彩DApp的渐凉,或许是EOS DApp生态回归良性发展的另一个开端。

但是针对DApp生态建设将走向何方这一问题,业内尚未出现合理的建设方案。以以太坊为例,以太坊的DApp种类一直以种类多样为人所称赞,但是以太坊的DApp日活数据并不乐观。

因此,博彩类DApp发展渐颓,或许意味着EOS DApp生态开始回归良性发展,但是并不能以此断定EOS DApp生态将会获得新的生机。


EOS日益集权


2018年9月,区块链测试解决方案提供商Whiteblock公司进行了一场为期两个月的测试,在经过试验后Whiteblock公司得出结论:EOS并不是区块链,而是一个“分布式同构数据库”,它在本质上是一种用于计算的云服务。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料了解,该项测试涉及了任务吞吐量、对不利网络条件的弹性、可变事务速率和大小对网络的影响、平均事务时间、容错性和分区容忍度等多项指标。

Whiteblock公司的测试表明,EOS并未采用加密技术。Whiteblock公司认为,“EOS并不属于区块链,而是一套分布式同构数据库管理系统,二者的明显区别在于后者的交易没有经过加密验证。EOS区块生成器高度集中,用户只能利用区块生成器作为中介进行网络访问。这意味着区块生成器成为整个系统中的单点故障源头。”

Whiteblock公司强调EOS是建立在完全中心化的前提之下的,完全的中心化必然会带来安全性的降低。而

EOS在目前的DApp之争中一直都处于领先位置,树大招风,领先的EOS必然会受到诸多黑客的关注。

据区块链数据与安全服务商PeckShield的统计,去年7月至12月间,EOS链上的DApp共发生49起安全事件,波及37个DApp,导致项目方共损失近75万枚EOS,按照攻击发生时的币价折算,总损失约合319万美元。

财经网·链上财经就以上质疑向Block.one进行采访,但是截至发稿时间Block.one都未给出回应。

据2月22日消息,EOS 纽约和eosDAC核心团队的部分成员(例如Dacoco )已于近日展开合作,将EOS基金会发展成为一个完全基于EOS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自治非盈利组织。EOS纽约、Dacoco 和 EOS 基金会之间的伙伴关系的目标是创建一个完全由智能合约、透明权限和帐户结构运行的由代币持有者指导和管理的DAO。当前的工作标题正是EOS DAO。

但是据业内一位数据分析师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EOS基金会去中心化并不代表着EOS去中心化,在该数据分析师看来,基于EOS推出的EOS核心仲裁法庭ECAF等政策,EOS“正向着中央集权发展”。

据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11月8日,ECAF下达了EOS史上第一个修改账户私钥的仲裁令,该仲裁令于下达4日后通过。


窥伺宝座的波场


EOS一直对标的是以太坊,而后来者波场选定的超越对手也是波场,但是据赛迪研究院公链项目组负责人蒲松涛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相对于以太坊而言,波场更像是EOS。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Peckshield的技术分析师JEFF的赞同。首先,波场和EOS均以以太坊为超越目标,均认为自己是对以太坊的优化;其次,波场和EOS最初均是基于Ethereum开发的代币,目前两者均已经完成了代币迁移;最后,波场和EOS均在打造DApp生态,且两者的DApp生态中均以博彩类DApp为主。

除却技术不谈,波场在“创业明星”孙宇晨的带领下,确实是一路高歌猛进,始终处于舆论话题的中心位置,近期的BTT更是为波场狠刷了一波流量。相较于波场创建初期不绝于耳的“空气币”质疑声,目前的波场早已“洗白”,从明面上来看,目前的波场犹如熊市中一只逆势生长的明星项目。

而EOS则一直陷于负面的泥沼之中。EOS在推出初期也是以“明星项目”的姿态存活在大众视野之中,但是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EOS的境况变得有些艰难,暂且不论一路走低的币价,项目自身也是状况频频。

2018年7月,EOS主网上的内存数据资源RAM价格暴增,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实现了50几倍的暴涨,对于RAM价格暴涨时间,BM公开表示,RAM的价格上升将形成激励,也会促使RAM扩容和开侧链,并让人们更高效地使用RAM。但是对于DApp开发者而言,RAM价格疯涨并不是一件好事。当RAM成为一种投机商品之后,必然会影响RAM的实际功能。

而EOS的创造者丹·拉里默也曾发文表示:“我们的目的是抑制囤积和投机。”

而在RAM价格暴涨之后,EOS的CPU资源又开始告急。2018年10月17日,EOS的普通用户账号失活,更无法进行转账操作,而大量DApps也不得不“关闭运行”以避免CPU资源紧缺之下的雪崩。

2018年11月,EOS又开始陷入贿选风波之中,枫叶资本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截图,截图显示,火币交易所通过贿选获得选票,以获得操纵和控制EOS权益证明系统验证过程的权利。虽然之后火币火速进行了否认,但是该事件还是对EOS竞选造成了负面影响。

一面是活动频频,一面是负面缠身,EOS目前似乎已经到了内忧外困的境地。

但是据蒲松涛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从技术层面上来说,EOS依旧是目前发展比较好的公链之一。

近日,EOS出现短期上涨,但是依旧未达到最初的发行价,与最高点相比跌幅逾80%,而层出不穷的负面消息更是为EOS的前进之路设置了层层阻碍,技术上更是未出现重大突破。

因此在此大背景下,EOS要想真正的颠覆以太坊,成为区块链新时代的领军者,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作者:吴英俊

Polkadot与以太坊之争打响?技术竞争切勿伤及无辜

项目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2-19 07:28 • 来自相关话题

“比赛开始了”,Aragon的Jorge Izquierdo近期表示。Aragon是一个可以建立在Polkadot上的以太坊dapp。而Polkadot则是Parity Tech推出的与以太坊2.0类似的区块链。

Parity是以太坊的主要客户端之一,目前有大约30%的网络在使用该客户端,而以太坊基金会管理的Geth约占所有节点的50%。

这意味着Parity对以太坊网络具有重大影响力,因为两个客户端必须始终保持一致,因此两个团队必须协调并就不同的提案达成共识。

而一旦Polkadot区块链成为以太坊的直接竞争者,那就会带来很多问题。Polkadot与以太坊2.0设计基本一致,不过分片(sharding)并非Polkadot的标志,在Polkadot中你可以调整一些参数。

Polkadot创始人Gavin Wood在2016年离开了以太坊基金会,并表示将在今年年底之前正式发布。

以太坊本身也可以成为一个Parachain(子链),但需要通过一个bridge(桥)进行连接。而这种bridge的运作方式尚不清楚,Wood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年底之前上线的Polkadot将会缺少“次要和辅助的部分;bridge、链下基础设施等等。这些功能在完善之后就会发布。”

以去信任化的方式设计两条不同链之间的联系将是一个突破,因此不清楚这个bridge是否更像是一个可信赖的锚定机制,不过他们还计划推出一个名为Edgeware的智能合约Parachain。

开发人员很快就可以选择等待ethereum 2.0,或者转移到Polkadot推出他们自己的Parachain或者在其中一个Parachain中建立自己的dapp。

 
部分开发者坚守以太坊的原因
 

推出Parachain需要得到Polkadot代币持有者的同意。Parity Tech的Maciej Hirsz说:

    我们不能无限制地添加Parachain,必须保证每条Parachain的内容都不会重复。


在以太坊2.0中,初始分片的数量固定为1024,这可能会在以后增加,但其设计是无需许可的。

相比之下,Polkadot这种需要许可来建立Parachain的规则似乎可能变成一个攻击向量,即某条Parachain中的矿工(collator)可能影响其他Parachain的共识:

    如果Polkadot Parachain的共识机制是可变的,那么某Parachain上的有效但“共谋”状态可以桥接到其他Parachain中,这将有损其他Parachain的共识价值。

    可行的解决方案似乎是对Parachain进行治理,但缺点是这个流程要么被动地完成,要么在出现问题后去制定方案,要么主动地解除网络无需许可的状态。


这可能是一些dapp开发人员坚持使用以太坊的原因之一,此外还有内置的治理机制,其中有一个投票选出的理事会,可以一致同意或推翻任何提案。

开发者坚守以太坊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在过去两到三年之间进行ICO之后并持有近300万ETH的dapp的存在。

Aragon就是dapp当中持币量排名第四的。据Santiment,该项目持有18万ETH。这一数字价值2484万美元,且完全可以轻松翻倍,前提是以太坊生态应用不断完善。

除了网络效应、dapp开发工具以及可用性工具等方面的领先优势之外,这应该是优先以太坊开发的足够大的动力。

 
以太坊与Polkadot之争已有人承担后果?
 

然而相比之下,以太坊虽然比Polkadot早了很多年,但Polkadot却能在保证实现以太坊2.0的前提下于今年上线。这对很多苦等以太坊2.0的人来说算是一个福音。另外,由于吸取了以太坊的一些经验,Polkadot也做出了一些改进。

由于目标类似,两者经常被用来作比较。而近段时间,因为这两大网络“之争”(其实是双方的粉丝之争),有人为此受到了打击。

以太坊核心开发者、以太坊客户端Parity的发布经理Afri Schoedon今日宣布退出所有社交媒体平台,不再与公众进行互动。原因是他把以太坊扩容技术Serenity和Polkadot进行了对比,并认为“Polkadot带来了Serenity本该有的东西。”

原本只是想要抛出观点进行讨论的Schoedon却被以太坊社区的一些人指责是为了利益,由于不想面对这些恶意指控,他选择退出社交网络。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不断发展,不同网络的竞争也都是常事,只要是公平且良性的竞争均有利于该项技术的改进,我们都不应该抱着排外的心态去对待。


原文:https://www.trustnodes.com/2019/02/16/is-polkadot-really-a-threat-to-ethereum
作者:trustnodes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201902180949435063.jpg

“比赛开始了”,Aragon的Jorge Izquierdo近期表示。Aragon是一个可以建立在Polkadot上的以太坊dapp。而Polkadot则是Parity Tech推出的与以太坊2.0类似的区块链。

Parity是以太坊的主要客户端之一,目前有大约30%的网络在使用该客户端,而以太坊基金会管理的Geth约占所有节点的50%。

这意味着Parity对以太坊网络具有重大影响力,因为两个客户端必须始终保持一致,因此两个团队必须协调并就不同的提案达成共识。

而一旦Polkadot区块链成为以太坊的直接竞争者,那就会带来很多问题。Polkadot与以太坊2.0设计基本一致,不过分片(sharding)并非Polkadot的标志,在Polkadot中你可以调整一些参数。

Polkadot创始人Gavin Wood在2016年离开了以太坊基金会,并表示将在今年年底之前正式发布。

以太坊本身也可以成为一个Parachain(子链),但需要通过一个bridge(桥)进行连接。而这种bridge的运作方式尚不清楚,Wood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年底之前上线的Polkadot将会缺少“次要和辅助的部分;bridge、链下基础设施等等。这些功能在完善之后就会发布。”

以去信任化的方式设计两条不同链之间的联系将是一个突破,因此不清楚这个bridge是否更像是一个可信赖的锚定机制,不过他们还计划推出一个名为Edgeware的智能合约Parachain。

开发人员很快就可以选择等待ethereum 2.0,或者转移到Polkadot推出他们自己的Parachain或者在其中一个Parachain中建立自己的dapp。

 
部分开发者坚守以太坊的原因
 

推出Parachain需要得到Polkadot代币持有者的同意。Parity Tech的Maciej Hirsz说:


    我们不能无限制地添加Parachain,必须保证每条Parachain的内容都不会重复。



在以太坊2.0中,初始分片的数量固定为1024,这可能会在以后增加,但其设计是无需许可的。

相比之下,Polkadot这种需要许可来建立Parachain的规则似乎可能变成一个攻击向量,即某条Parachain中的矿工(collator)可能影响其他Parachain的共识:


    如果Polkadot Parachain的共识机制是可变的,那么某Parachain上的有效但“共谋”状态可以桥接到其他Parachain中,这将有损其他Parachain的共识价值。

    可行的解决方案似乎是对Parachain进行治理,但缺点是这个流程要么被动地完成,要么在出现问题后去制定方案,要么主动地解除网络无需许可的状态。



这可能是一些dapp开发人员坚持使用以太坊的原因之一,此外还有内置的治理机制,其中有一个投票选出的理事会,可以一致同意或推翻任何提案。

开发者坚守以太坊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在过去两到三年之间进行ICO之后并持有近300万ETH的dapp的存在。

Aragon就是dapp当中持币量排名第四的。据Santiment,该项目持有18万ETH。这一数字价值2484万美元,且完全可以轻松翻倍,前提是以太坊生态应用不断完善。

除了网络效应、dapp开发工具以及可用性工具等方面的领先优势之外,这应该是优先以太坊开发的足够大的动力。

 
以太坊与Polkadot之争已有人承担后果?
 

然而相比之下,以太坊虽然比Polkadot早了很多年,但Polkadot却能在保证实现以太坊2.0的前提下于今年上线。这对很多苦等以太坊2.0的人来说算是一个福音。另外,由于吸取了以太坊的一些经验,Polkadot也做出了一些改进。

由于目标类似,两者经常被用来作比较。而近段时间,因为这两大网络“之争”(其实是双方的粉丝之争),有人为此受到了打击。

以太坊核心开发者、以太坊客户端Parity的发布经理Afri Schoedon今日宣布退出所有社交媒体平台,不再与公众进行互动。原因是他把以太坊扩容技术Serenity和Polkadot进行了对比,并认为“Polkadot带来了Serenity本该有的东西。”

原本只是想要抛出观点进行讨论的Schoedon却被以太坊社区的一些人指责是为了利益,由于不想面对这些恶意指控,他选择退出社交网络。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不断发展,不同网络的竞争也都是常事,只要是公平且良性的竞争均有利于该项技术的改进,我们都不应该抱着排外的心态去对待。


原文:https://www.trustnodes.com/2019/02/16/is-polkadot-really-a-threat-to-ethereum
作者:trustnodes
编译:We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