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投资

风险投资

币圈首部长篇传记小说《韭菜的记忆》060 风险投资

特写leekg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05-21 11:29 • 来自相关话题

肖雅也看着宋远,问道:“你经营小沟村矿场有两年了,之前听你说过,受熊市影响,也一直在亏损。对于你这次在离县设立矿场,有没有可以借鉴的地方?”
 
宋远也看着肖雅,说道:“确实有一些可以借鉴的地方,我准备尝试一下新的经营方式。既然我们都对比特币和加密行业的未来有信心,而且现在资金也不像原来那样捉襟见肘。那么我想不再像小沟村矿场那样‘挖卖提’,而是把挖到的比特币先囤起来,等以后价格更好了再出售。”
 
肖雅想了想,“不错啊,确实可以尝试下。”
 
宋远接着说道:“ ‘挖卖提’跟比特币的短期价格紧密相关,亏损还是盈利取决于每一批矿机上市时比特币的价格,如果当时比特币的价格较高,矿机也会更贵,如果随后价格下跌,就会造成亏损。而如果我们先把比特币囤积起来,类似长期持有比特币,这样只要未来比特币的价格高于购买矿机时的价格,就有很大的概率能够盈利。所以,‘挖卖提’有点类似中短线投资比特币,而新的方式,就类似于长期持有比特币。”
 
肖雅沉思了一会,看着宋远,说道:”宋远,我们的基金也想投资新矿场一千万元,你觉得可以吗?“
 
宋远看着肖雅,微笑道:“咱们关系这么好,你们基金也来投资,合适吗?”
 
肖雅也微笑道:“我们关系很好吗?”
 
宋远诧异地看着肖雅,刚想说话,旁边的周雨雪抢先说道:“我们有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吧!”
 
宋远摇了摇头,正待说话,旁边的肖雅又说道:“关系好也没关系吧。所谓举贤不避亲,举亲不避嫌,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
 
“话虽如此,我们坦坦荡荡自然没有关系,就怕一些人流言蜚语,给你们带来一些麻烦。再说我自己也还能凑够这些钱,也还可以不用你们的帮忙。而且我真的怕万一亏了,无颜面对啊。” 宋远说道。
 
旁边的周雨雪听不下去了,“刚才不还说自己放荡不羁吗,怎么又这么畏首畏尾了。”
 
旁边的肖雅也听不下去了,“小雪,人家是豪放不羁,不是放荡不羁。你屡次三番说人家放荡不羁,宋远有那么放荡吗。”
 
周雨雪吐了吐舌头,宋远摇了摇头。
 
肖雅转向宋远,继续说道:“风险投资本来就是在承受一定风险的情况下,去获得好的投资回报。所以你不用过于担心盈亏,努力做好事情就是了。事实上,你在这个行业里也呆了两三年了,对加密行业的每个环节都相当熟悉。尤其是矿场经营,也有两年多的经验了,其中诸多细节,也比大部分人知道的更多。而且我们相熟,也是一大优势,彼此可以互相信任。所以你这个新矿场一定要让我们加入进来。”
 
宋远默默听着,仍然未置可否。
 
肖雅继续诚恳地说道:“而且,我们看中的也不是你这个单一的矿场。未来,你可以考虑进行规范的公司运营,把多个矿场,甚至矿场上下游有价值的业务有机整合起来。这样,整个公司的价值就更大了,我们的投资风险也会更小。我相信你,相信你们团队,所以我真的希望可以先从离县矿场开始,加入进来。”
 
宋远又沉思了一会儿,想着自己也还有不少可支配的资金,万一矿场赔了,也可以拿自己的资金来弥补给大家,于是也就答应了下来,“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来吧。万一赔了,我来承担损失啊。”
 
肖雅连连摇头,“宋远,咱们关系归关系,生意归生意。挣了就大家按股份分,赔了就大家按投资额分担。你不用给自己增加这么多压力。”
 
周雨雪也在旁边说道:“对啊,肖雅姐说得对。宋远哥哥,你就不要这么婆婆妈妈了,赚了大家就吃肉喝酒,赔了就想办法再赚回来啊,不要这么多担心,你要放荡不羁一点好不好。”
 
宋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是豪放,不是放荡。”
 
……
 
接下来几日,宋远、肖雅和周雨雪三人又慢悠悠地,开着猛禽,走走停停,玩玩睡睡,时而在某个小景点闲坐一天,时而在某个酒店闲住数日,时而处理下矿场和公司的事情。
 
这样从永济一路向东,游览了晋城皇城相府,又一路往东,游览了王莽岭和锡崖沟,又一路往北,游览了太行山大峡谷。之后继续一路往北,回到了离县。
 
这么一圈游玩下来,十几天时间,转瞬即逝。
 
肖雅和周雨雪又陪着宋远在离县呆了几天,然后依依不舍地告别返回北京。
 
肖雅一定要把猛禽留在离县,宋远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了下来。宋远开车把两人送到了太原机场,目送她们进了安检通道,方才开车返回离县。去三人居住的酒店前台取了行李,返回自己之前居住的便捷酒店,之前的那间房间正好还空着,于是又住了进去。
 
收拾妥当之后,正是傍晚时分,宋远又散步到了“野伙”餐厅,吃了顿简餐。又走回酒店,远程查看了一番矿池的工作情况,以及小沟村矿场矿机的运行状态。然后早早上床休息,准备明天早起,开始筹划离县矿场的各项事宜。
 
……
 
由于需要接受王乐一千万元的投资,以及接受肖雅一千万元的投资,宋远思索了几天,决定自己投入三千万元。总投资五千万元,在离县经营一个更大的比特币矿场。
 
宋远把自己的想法跟王乐和肖雅分别做了沟通,两人都没有意见,于是离县矿场的运营计划就这么确定了下来。
 
随后,宋远和王乐约上吴梁,请吴梁帮忙协调安排场地和电力相关事宜。
 
没几天,矿场场地和电力的事情就确定了下来。吴梁跟人谈好之后,就安排吴栋带着宋远和王乐前往拟用作矿场场地的所在,和当地的土地所、电力站、派出所、乡镇机构的负责人接上关系。
 
王乐、宋远和吴栋请这些人在当地的餐厅里喝了场酒,互相熟悉了一下。之后,王乐和吴栋又带着他们去附近打打牌聊聊天。宋远推说不胜酒力,先行告辞,在当地找了招待所住了下来。
 
离县的这个矿场在浊河边的一个名为“小河村”的山谷里,河边一片宽广的空地,目测有几千平米,足够搭建一个中大型的矿场了。这里交通还算便利,从乡镇中心到这里,有双向共两个车道的水泥道路相连,开车单程半个小时左右。附近还有一个中型水电站,另外离这里不远的乡镇里还有一个颇具规模的煤电站,都可以安排铺设电力线路连接到小河村的这片山谷里。如此一来,丰水期可以使用水电资源,枯水期如果水电资源不够,还可以切换到煤电线路,可谓旱涝不愁。
 
次日,宋远、王乐和吴栋,在当地人员的陪同下,实地考察了小河村的这片山谷。王乐瞅着其他人离着有段距离,挨近宋远,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这场地和条件不错吧,感觉比小沟村好不少吧,二号首长的关系可不是虚的。预祝我们新的事业更加成功吧,哈哈。”
 
宋远向王乐竖了竖大拇指,连声道谢。
 
 
连载中……
作者:韭菜极客(微信公众号:leekgeek) 查看全部
060ventures.jpg

肖雅也看着宋远,问道:“你经营小沟村矿场有两年了,之前听你说过,受熊市影响,也一直在亏损。对于你这次在离县设立矿场,有没有可以借鉴的地方?”
 
宋远也看着肖雅,说道:“确实有一些可以借鉴的地方,我准备尝试一下新的经营方式。既然我们都对比特币和加密行业的未来有信心,而且现在资金也不像原来那样捉襟见肘。那么我想不再像小沟村矿场那样‘挖卖提’,而是把挖到的比特币先囤起来,等以后价格更好了再出售。”
 
肖雅想了想,“不错啊,确实可以尝试下。”
 
宋远接着说道:“ ‘挖卖提’跟比特币的短期价格紧密相关,亏损还是盈利取决于每一批矿机上市时比特币的价格,如果当时比特币的价格较高,矿机也会更贵,如果随后价格下跌,就会造成亏损。而如果我们先把比特币囤积起来,类似长期持有比特币,这样只要未来比特币的价格高于购买矿机时的价格,就有很大的概率能够盈利。所以,‘挖卖提’有点类似中短线投资比特币,而新的方式,就类似于长期持有比特币。”
 
肖雅沉思了一会,看着宋远,说道:”宋远,我们的基金也想投资新矿场一千万元,你觉得可以吗?“
 
宋远看着肖雅,微笑道:“咱们关系这么好,你们基金也来投资,合适吗?”
 
肖雅也微笑道:“我们关系很好吗?”
 
宋远诧异地看着肖雅,刚想说话,旁边的周雨雪抢先说道:“我们有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吧!”
 
宋远摇了摇头,正待说话,旁边的肖雅又说道:“关系好也没关系吧。所谓举贤不避亲,举亲不避嫌,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
 
“话虽如此,我们坦坦荡荡自然没有关系,就怕一些人流言蜚语,给你们带来一些麻烦。再说我自己也还能凑够这些钱,也还可以不用你们的帮忙。而且我真的怕万一亏了,无颜面对啊。” 宋远说道。
 
旁边的周雨雪听不下去了,“刚才不还说自己放荡不羁吗,怎么又这么畏首畏尾了。”
 
旁边的肖雅也听不下去了,“小雪,人家是豪放不羁,不是放荡不羁。你屡次三番说人家放荡不羁,宋远有那么放荡吗。”
 
周雨雪吐了吐舌头,宋远摇了摇头。
 
肖雅转向宋远,继续说道:“风险投资本来就是在承受一定风险的情况下,去获得好的投资回报。所以你不用过于担心盈亏,努力做好事情就是了。事实上,你在这个行业里也呆了两三年了,对加密行业的每个环节都相当熟悉。尤其是矿场经营,也有两年多的经验了,其中诸多细节,也比大部分人知道的更多。而且我们相熟,也是一大优势,彼此可以互相信任。所以你这个新矿场一定要让我们加入进来。”
 
宋远默默听着,仍然未置可否。
 
肖雅继续诚恳地说道:“而且,我们看中的也不是你这个单一的矿场。未来,你可以考虑进行规范的公司运营,把多个矿场,甚至矿场上下游有价值的业务有机整合起来。这样,整个公司的价值就更大了,我们的投资风险也会更小。我相信你,相信你们团队,所以我真的希望可以先从离县矿场开始,加入进来。”
 
宋远又沉思了一会儿,想着自己也还有不少可支配的资金,万一矿场赔了,也可以拿自己的资金来弥补给大家,于是也就答应了下来,“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来吧。万一赔了,我来承担损失啊。”
 
肖雅连连摇头,“宋远,咱们关系归关系,生意归生意。挣了就大家按股份分,赔了就大家按投资额分担。你不用给自己增加这么多压力。”
 
周雨雪也在旁边说道:“对啊,肖雅姐说得对。宋远哥哥,你就不要这么婆婆妈妈了,赚了大家就吃肉喝酒,赔了就想办法再赚回来啊,不要这么多担心,你要放荡不羁一点好不好。”
 
宋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是豪放,不是放荡。”
 
……
 
接下来几日,宋远、肖雅和周雨雪三人又慢悠悠地,开着猛禽,走走停停,玩玩睡睡,时而在某个小景点闲坐一天,时而在某个酒店闲住数日,时而处理下矿场和公司的事情。
 
这样从永济一路向东,游览了晋城皇城相府,又一路往东,游览了王莽岭和锡崖沟,又一路往北,游览了太行山大峡谷。之后继续一路往北,回到了离县。
 
这么一圈游玩下来,十几天时间,转瞬即逝。
 
肖雅和周雨雪又陪着宋远在离县呆了几天,然后依依不舍地告别返回北京。
 
肖雅一定要把猛禽留在离县,宋远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了下来。宋远开车把两人送到了太原机场,目送她们进了安检通道,方才开车返回离县。去三人居住的酒店前台取了行李,返回自己之前居住的便捷酒店,之前的那间房间正好还空着,于是又住了进去。
 
收拾妥当之后,正是傍晚时分,宋远又散步到了“野伙”餐厅,吃了顿简餐。又走回酒店,远程查看了一番矿池的工作情况,以及小沟村矿场矿机的运行状态。然后早早上床休息,准备明天早起,开始筹划离县矿场的各项事宜。
 
……
 
由于需要接受王乐一千万元的投资,以及接受肖雅一千万元的投资,宋远思索了几天,决定自己投入三千万元。总投资五千万元,在离县经营一个更大的比特币矿场。
 
宋远把自己的想法跟王乐和肖雅分别做了沟通,两人都没有意见,于是离县矿场的运营计划就这么确定了下来。
 
随后,宋远和王乐约上吴梁,请吴梁帮忙协调安排场地和电力相关事宜。
 
没几天,矿场场地和电力的事情就确定了下来。吴梁跟人谈好之后,就安排吴栋带着宋远和王乐前往拟用作矿场场地的所在,和当地的土地所、电力站、派出所、乡镇机构的负责人接上关系。
 
王乐、宋远和吴栋请这些人在当地的餐厅里喝了场酒,互相熟悉了一下。之后,王乐和吴栋又带着他们去附近打打牌聊聊天。宋远推说不胜酒力,先行告辞,在当地找了招待所住了下来。
 
离县的这个矿场在浊河边的一个名为“小河村”的山谷里,河边一片宽广的空地,目测有几千平米,足够搭建一个中大型的矿场了。这里交通还算便利,从乡镇中心到这里,有双向共两个车道的水泥道路相连,开车单程半个小时左右。附近还有一个中型水电站,另外离这里不远的乡镇里还有一个颇具规模的煤电站,都可以安排铺设电力线路连接到小河村的这片山谷里。如此一来,丰水期可以使用水电资源,枯水期如果水电资源不够,还可以切换到煤电线路,可谓旱涝不愁。
 
次日,宋远、王乐和吴栋,在当地人员的陪同下,实地考察了小河村的这片山谷。王乐瞅着其他人离着有段距离,挨近宋远,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这场地和条件不错吧,感觉比小沟村好不少吧,二号首长的关系可不是虚的。预祝我们新的事业更加成功吧,哈哈。”
 
宋远向王乐竖了竖大拇指,连声道谢。
 
 
连载中……
作者:韭菜极客(微信公众号:leekgeek)

a16z的区块链世界观与投资观

公司chainbs 发表了文章 • 2019-04-29 11:30 • 来自相关话题

a16z是全球最负盛名的投资机构之一,不仅在早期投资了Airbnb、Lyft、Skype等独角兽,更是从13年起投中Coinbase、Ripple、Dfinity等著名区块链项目,成为率先以激进姿态进军加密技术投资的重量级投资机构之一,目前总管理资产超过70亿美元。

在本文中,链捕手通过搜寻整理大量资料,对a16z的投资逻辑、区块链世界观等进行了概括归纳,并对a16z带给行业的启发进行了简要分析,相信各位读者能从中获益颇多。


「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这是a16z创始人马克·安德森的经典名句,他曾是网景公司创始人,其开发的Mosaic浏览器一度占据了浏览器市场80%以上的份额,JAVA、SSL、cookie等技术也是网景带给行业的重要贡献。

在网景公司出售给美国在线后,马克·安德森于2009年创办了风险投资基金a16z,另一位创始合伙人霍罗威茨也是技术创业者出身,他们都为a16z带去了极高的技术敏锐性。

在投资的最初几年,a16z就投中了Facebook、Twitter、Groupon、Skype等知名企业,在业内迅速打响名气。此后a16z继续加快了投资频率与数量,10年间总投资案例超过400个,投资金额达到百亿美元级别,跃居顶级投资机构行列。

18年6月,a16z宣布推出高达3亿美元的基金a16z crypto,该基金以独立的法律实体运营,由a16z普通合伙人Chris Dixon和Kathryn Haun出任该基金的普通合伙人。但在此之前,a16z已经涉足加密货币投资近5年,投资了Coinbase、Ripple、OpenBazaar等加密货币项目。

19年4月,a16z宣布放弃风险投资豁免( VC exemptions),并注册为财务顾问,以获许投资更高比例的「高风险资产」。这意味着,a16z将继续加注在加密货币领域的投资。

 
01 a16z的区块链世界观
 

在官网上,a16z清楚表述了其看好区块链技术的内在逻辑。从历史上看,新的计算模式往往每10 到15年出现一次:60年代的大型机,70年代后期的PC,90年代初的互联网以及21世纪后期的智能手机,每种计算模型都会支持基于平台独特优势的新类别的应用程序。

区块链的独特功能则是用户、开发人员和平台本身之间的信任,而这种信任来自区块链系统的数学和博弈论特性,而不依赖于独立网络参与者的可信度。信任还可以实现新的治理方式,社区集体将共同对网络如何演变、允许哪些行为以及如何分配经济利益做出重要决定。

a16z相信,「下一代计算平台、AI 和数字货币」会像上个时代的三大趋势「移动手机、社交和云」一样,相互交叉彼此增强。

在多个场合,a16z的多名合伙人更加详细地阐述了自己对区块链的认知与看法。 a16z crypto 普通合伙人Chris Dixon在为《连线》杂志撰写的文章中表示他最认可区块链技术的原因在于,区块链让互联网治理原则从「不作恶」重新变成「无法作恶」。

在他看来,互联网用户对公开协议的信任已经被换成对企业管理团队的信任,谷歌、推特和 Facebook 等企业打造了超越公开协议能力的软件及服务,用户聚集到这些设计更为精巧的平台上,但这些平台的巨大能量造成了大范围的社会紧张关系,假新闻泛滥、水军、隐私法和算法偏见等议题掀起激烈辩论。

而通过在开源模式上引入财务激励,可以超越之前的开源软件模式,进一步扩展至云服务模式。区块链网络上发行的货币或代币为参与该区块链维护及服务的个人及组织提供了激励措施,可以让他们一直维护区块链网络,并持续提供服务。长期来看,由大公司把持的互联网平台在未来将会被社区所拥有的网络服务所取代。

a16z合伙人Chris Dixon也表示,今天的互联网更像是迪士尼乐园。如果我在迪士尼乐园开了餐厅,乐园认为我赚钱太多,就可能抬高租金或者改变规则,现在脸书、谷歌和苹果上造的东西就是这样。它们毁了那些有创意的商业模型,如果它们不做点什么去改变这现状,会在所在领域付出巨大的代价、错失很多机会。

「对我而言,区块链技术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能提供更丰富、更高级的协议。它们有Web 1.0最棒的特征——去中心化的治理:规则都是固定的,人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创造、投资。」Chris Dixon继续谈到,区块链项目相当于社区拥有的数据库,开发者可以在这个丰富的数据库的基础上实现更强大的服务。

a16z crypto 合伙人Jesse Walden则基于「可组合性 composability」将区块链计算的演变史划分为四个时代。可组合性则是指,如果一个平台的现有资源可以被用于打造区块,可以被编码成更高阶的应用,这个平台被称为拥有「可组合性」的平台。

第一个时代是「计算器时代」,主要代表是比特币。除了追踪账户余额和货币流动轨迹的简单功能外,比特币区块链还提供了可以用于建设更为复杂功能的编码语言,但由于其可组合性较低,一些项目试图进一步延展比特币区块链的性能或功能时,会因为比特币脚本语言的故意约束而被捆绑住手脚。

第二个时代是「大型机时代」,主要代表是以太坊。以太坊具备图灵完备的虚拟机,这意味着开发者可以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计算机网络上部署和运行任何程序,这些程序作为可依靠的、中立的积木模块,可以供开发者组合成更高阶的应用。

由于区块链的可组合性:安全性、用户基数、数据和在运行的代码,带来一定的早期网络效应,但随着用户的增多逼近大型机的吞吐量限制,边际回报不断下滑,这同时也不断推高平台争取每个新用户和开发者的成本。

第三个时代是「服务器时代」,部分开发者彻底放弃可组合性和共享网络效应,转而追求「为应用定制区块链」的架构,像 Polkadot 和 Cosmos 这些项目的理念,就是打造多条混合区块链,每条区块链对应一个应用。

「服务器时代」的区块链明确地用可组合性换取控制权,这会通过两个维度呈现:对用户端体验的控制,以及对网络供给侧资源的经济状况进行更为精密的控制。同时,与「大型机时代」区块链运行单一的虚拟机不同,「服务器时代」的区块链计算机需要新的可以彼此通讯的标准,以实现跨应用的组合。

第四个时代是「云时代」,这意味着实现可扩展、可以普遍应用的无需信任运算,届时组合工作只受创造力的限制,而不是受制于扩展性或通讯复杂性的限制,但具体场景目前尚未有清晰的答案。

开发者将此视为一个拥有许多「大型机」的世界,这些「大型机」共享一个安全池,但在同构虚拟机之间分离状态和计算。此外,还有很多开发者正在研究将运算转至链下的全新架构。

 
02 a16z的投资策略与理念
 

在进入加密资产投资行业近6年后,a16z已经投资了不下于40个区块链项目,投资阶段包括从种子阶段预发布项目到完全开发的后期网络,覆盖公链、稳定币、交易所、支付等领域,这些项目大多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从这些投资中也能体现出a16z的一些投资风格与策略。





a16z的部分投资案例 来自网站theblockcrypto


a16z所投资项目最显著的特征当属多为技术流的「硬核」项目,例如DFINITY、Oasis labs以及Ripple等,都具有相当出色的技术团队与较为新锐的技术理念,而这主要源于其核心团队对技术具有敏锐的洞察力,特别是创始人马克·安德森等人在进入风投行业前就在技术创业领域浸润多年,使得a16z对技术流项目格外青睐。

同时,a16z的投资对象几乎都是基础设施类项目,特别是那些定位于「服务器时代」与「云时代」的底层项目,几乎没有直接投资应用类项目。不过,这并非意味着a16z完全没有涉及应用领域,a16z亦投资过著名DApp CryptoKitties的开发公司Dapper Labs,通过投资 DApp开发商来降低DApp领域的投资风险。

a16z特别乐于在自己看好的项目上压下重注,近几年投资案例中超过50%都属于追加投资。以DFINITY为例,a16z就先后于18年2月与18年8月分别参与其规模为6100万美元与1.02亿美元的融资。

a16z还积极为被投项目提供投后服务,把「为创业者提供钱以外的附加价值」这件事做到了极致。据了解,单a16z crypto基金就有着80多人的运营团队,在事务执行、技术招聘、法规事务、通信、营销以及创业管理方面拥有深厚的专业知识,并会为被投项目提供必要的帮助。按照a16z的表述,他们将会是「公司治理和网络治理负责任的参与者」。

值得一提的是,a16z坚持将每一位员工称为是合伙人,包括最年轻的人才或会计经理,这种团队文化很大程度上能增加员工的荣誉感与奋斗感,更为激励员工全身心投入工作,但也有声音指出这个头衔会限制员工晋升和职业发展的前景。

a16z也非常信奉长期价值投资的力量。根据a16z官方表述,在其投资加密资产的5年来从未未出售过其中任何一笔投资,并表示短期内不会有出售计划,而且他们希望进行持有10年以上的投资。假如a16z确实做到了这一点,他们错过了17年底18年初的高点套现机会,比特币、以太坊、瑞波多数主流币种至今与高点相差数倍乃至数十倍。对于其中得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当然,由于入场较早且多为主流币种,a16z的加密资产投资回报率仍然会比较可观。同时,a16z投资的多数加密货币资产尚未进入交易所,例如Chia、Celo、DEFINITY等,都是备受瞩目、前景可观的项目。此外,a16z投资的多个区块链股权项目也都具有非常好的成长性,例如Coinbase、OpenBazaar等,其中Coinbase18年底估值已经达到80亿美金。

毫不例外,a16z也有一些看走眼的案例,例如其投资的稳定币项目Basi在18年底宣布停止开发运营并退还资金,但瑕不掩瑜,对a16z本身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03 a16z带给行业的启发
 

相比国内众多加密货币投资机构,a16z无论是在团队背景、历史业绩还是资源人脉方面都超出一大截,几乎不属于同一个境界层面。

在任何专业领域,玩家的层次化都是自然而然的现象,有些玩家会成为行业标杆,更多的玩家则在为生存而奋斗。不过加密货币投资领域又有其特殊性,投资机构在区块链行业扮演的角色比大部分其它行业更为复杂也更为重要,它们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哪类项目能获得更多扶持以及加密货币价格的走势,对行业发展负有相当责任。

但对于国内这些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大量机构在行业发展中发挥着负面作用,与项目方狼狈为奸共同收割韭菜,通过大量投机行为恶化加密货币生态,同时也有很多机构由于缺乏技术与投资经验,致使投资项目质量参差不齐,带动一些劣质项目进入行业。

在这种情况下,a16z的区块链观以及投资理念或许能为更多投资机构带去启发与经验,加密货币领域定然具有长期投资的丰厚价值,与其通过投机榨取短期价值,坚持长期价值投资或许会更具有高回报与行业意义。同时,在技术敏感性、投后服务、团队文化等方面,大部分加密货币投资机构都还有许多功课需要补。

a16z合伙人Chris Dixon曾把区块链形容为硅谷再次升起的海盗旗,引领大家投入有趣、略带危险而具有颠覆性的活动中。如今,a16z与它的投资项目们正在引领海盗船的船舵向更远处驶去,一个崭新的时代或许正在徐徐展开。 查看全部
201904291040211.jpeg

a16z是全球最负盛名的投资机构之一,不仅在早期投资了Airbnb、Lyft、Skype等独角兽,更是从13年起投中Coinbase、Ripple、Dfinity等著名区块链项目,成为率先以激进姿态进军加密技术投资的重量级投资机构之一,目前总管理资产超过70亿美元。

在本文中,链捕手通过搜寻整理大量资料,对a16z的投资逻辑、区块链世界观等进行了概括归纳,并对a16z带给行业的启发进行了简要分析,相信各位读者能从中获益颇多。


「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这是a16z创始人马克·安德森的经典名句,他曾是网景公司创始人,其开发的Mosaic浏览器一度占据了浏览器市场80%以上的份额,JAVA、SSL、cookie等技术也是网景带给行业的重要贡献。

在网景公司出售给美国在线后,马克·安德森于2009年创办了风险投资基金a16z,另一位创始合伙人霍罗威茨也是技术创业者出身,他们都为a16z带去了极高的技术敏锐性。

在投资的最初几年,a16z就投中了Facebook、Twitter、Groupon、Skype等知名企业,在业内迅速打响名气。此后a16z继续加快了投资频率与数量,10年间总投资案例超过400个,投资金额达到百亿美元级别,跃居顶级投资机构行列。

18年6月,a16z宣布推出高达3亿美元的基金a16z crypto,该基金以独立的法律实体运营,由a16z普通合伙人Chris Dixon和Kathryn Haun出任该基金的普通合伙人。但在此之前,a16z已经涉足加密货币投资近5年,投资了Coinbase、Ripple、OpenBazaar等加密货币项目。

19年4月,a16z宣布放弃风险投资豁免( VC exemptions),并注册为财务顾问,以获许投资更高比例的「高风险资产」。这意味着,a16z将继续加注在加密货币领域的投资。

 
01 a16z的区块链世界观
 

在官网上,a16z清楚表述了其看好区块链技术的内在逻辑。从历史上看,新的计算模式往往每10 到15年出现一次:60年代的大型机,70年代后期的PC,90年代初的互联网以及21世纪后期的智能手机,每种计算模型都会支持基于平台独特优势的新类别的应用程序。

区块链的独特功能则是用户、开发人员和平台本身之间的信任,而这种信任来自区块链系统的数学和博弈论特性,而不依赖于独立网络参与者的可信度。信任还可以实现新的治理方式,社区集体将共同对网络如何演变、允许哪些行为以及如何分配经济利益做出重要决定。

a16z相信,「下一代计算平台、AI 和数字货币」会像上个时代的三大趋势「移动手机、社交和云」一样,相互交叉彼此增强。

在多个场合,a16z的多名合伙人更加详细地阐述了自己对区块链的认知与看法。 a16z crypto 普通合伙人Chris Dixon在为《连线》杂志撰写的文章中表示他最认可区块链技术的原因在于,区块链让互联网治理原则从「不作恶」重新变成「无法作恶」。

在他看来,互联网用户对公开协议的信任已经被换成对企业管理团队的信任,谷歌、推特和 Facebook 等企业打造了超越公开协议能力的软件及服务,用户聚集到这些设计更为精巧的平台上,但这些平台的巨大能量造成了大范围的社会紧张关系,假新闻泛滥、水军、隐私法和算法偏见等议题掀起激烈辩论。

而通过在开源模式上引入财务激励,可以超越之前的开源软件模式,进一步扩展至云服务模式。区块链网络上发行的货币或代币为参与该区块链维护及服务的个人及组织提供了激励措施,可以让他们一直维护区块链网络,并持续提供服务。长期来看,由大公司把持的互联网平台在未来将会被社区所拥有的网络服务所取代。

a16z合伙人Chris Dixon也表示,今天的互联网更像是迪士尼乐园。如果我在迪士尼乐园开了餐厅,乐园认为我赚钱太多,就可能抬高租金或者改变规则,现在脸书、谷歌和苹果上造的东西就是这样。它们毁了那些有创意的商业模型,如果它们不做点什么去改变这现状,会在所在领域付出巨大的代价、错失很多机会。

「对我而言,区块链技术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能提供更丰富、更高级的协议。它们有Web 1.0最棒的特征——去中心化的治理:规则都是固定的,人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创造、投资。」Chris Dixon继续谈到,区块链项目相当于社区拥有的数据库,开发者可以在这个丰富的数据库的基础上实现更强大的服务。

a16z crypto 合伙人Jesse Walden则基于「可组合性 composability」将区块链计算的演变史划分为四个时代。可组合性则是指,如果一个平台的现有资源可以被用于打造区块,可以被编码成更高阶的应用,这个平台被称为拥有「可组合性」的平台。

第一个时代是「计算器时代」,主要代表是比特币。除了追踪账户余额和货币流动轨迹的简单功能外,比特币区块链还提供了可以用于建设更为复杂功能的编码语言,但由于其可组合性较低,一些项目试图进一步延展比特币区块链的性能或功能时,会因为比特币脚本语言的故意约束而被捆绑住手脚。

第二个时代是「大型机时代」,主要代表是以太坊。以太坊具备图灵完备的虚拟机,这意味着开发者可以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计算机网络上部署和运行任何程序,这些程序作为可依靠的、中立的积木模块,可以供开发者组合成更高阶的应用。

由于区块链的可组合性:安全性、用户基数、数据和在运行的代码,带来一定的早期网络效应,但随着用户的增多逼近大型机的吞吐量限制,边际回报不断下滑,这同时也不断推高平台争取每个新用户和开发者的成本。

第三个时代是「服务器时代」,部分开发者彻底放弃可组合性和共享网络效应,转而追求「为应用定制区块链」的架构,像 Polkadot 和 Cosmos 这些项目的理念,就是打造多条混合区块链,每条区块链对应一个应用。

「服务器时代」的区块链明确地用可组合性换取控制权,这会通过两个维度呈现:对用户端体验的控制,以及对网络供给侧资源的经济状况进行更为精密的控制。同时,与「大型机时代」区块链运行单一的虚拟机不同,「服务器时代」的区块链计算机需要新的可以彼此通讯的标准,以实现跨应用的组合。

第四个时代是「云时代」,这意味着实现可扩展、可以普遍应用的无需信任运算,届时组合工作只受创造力的限制,而不是受制于扩展性或通讯复杂性的限制,但具体场景目前尚未有清晰的答案。

开发者将此视为一个拥有许多「大型机」的世界,这些「大型机」共享一个安全池,但在同构虚拟机之间分离状态和计算。此外,还有很多开发者正在研究将运算转至链下的全新架构。

 
02 a16z的投资策略与理念
 

在进入加密资产投资行业近6年后,a16z已经投资了不下于40个区块链项目,投资阶段包括从种子阶段预发布项目到完全开发的后期网络,覆盖公链、稳定币、交易所、支付等领域,这些项目大多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从这些投资中也能体现出a16z的一些投资风格与策略。

201904291041511.jpg

a16z的部分投资案例 来自网站theblockcrypto


a16z所投资项目最显著的特征当属多为技术流的「硬核」项目,例如DFINITY、Oasis labs以及Ripple等,都具有相当出色的技术团队与较为新锐的技术理念,而这主要源于其核心团队对技术具有敏锐的洞察力,特别是创始人马克·安德森等人在进入风投行业前就在技术创业领域浸润多年,使得a16z对技术流项目格外青睐。

同时,a16z的投资对象几乎都是基础设施类项目,特别是那些定位于「服务器时代」与「云时代」的底层项目,几乎没有直接投资应用类项目。不过,这并非意味着a16z完全没有涉及应用领域,a16z亦投资过著名DApp CryptoKitties的开发公司Dapper Labs,通过投资 DApp开发商来降低DApp领域的投资风险。

a16z特别乐于在自己看好的项目上压下重注,近几年投资案例中超过50%都属于追加投资。以DFINITY为例,a16z就先后于18年2月与18年8月分别参与其规模为6100万美元与1.02亿美元的融资。

a16z还积极为被投项目提供投后服务,把「为创业者提供钱以外的附加价值」这件事做到了极致。据了解,单a16z crypto基金就有着80多人的运营团队,在事务执行、技术招聘、法规事务、通信、营销以及创业管理方面拥有深厚的专业知识,并会为被投项目提供必要的帮助。按照a16z的表述,他们将会是「公司治理和网络治理负责任的参与者」。

值得一提的是,a16z坚持将每一位员工称为是合伙人,包括最年轻的人才或会计经理,这种团队文化很大程度上能增加员工的荣誉感与奋斗感,更为激励员工全身心投入工作,但也有声音指出这个头衔会限制员工晋升和职业发展的前景。

a16z也非常信奉长期价值投资的力量。根据a16z官方表述,在其投资加密资产的5年来从未未出售过其中任何一笔投资,并表示短期内不会有出售计划,而且他们希望进行持有10年以上的投资。假如a16z确实做到了这一点,他们错过了17年底18年初的高点套现机会,比特币、以太坊、瑞波多数主流币种至今与高点相差数倍乃至数十倍。对于其中得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当然,由于入场较早且多为主流币种,a16z的加密资产投资回报率仍然会比较可观。同时,a16z投资的多数加密货币资产尚未进入交易所,例如Chia、Celo、DEFINITY等,都是备受瞩目、前景可观的项目。此外,a16z投资的多个区块链股权项目也都具有非常好的成长性,例如Coinbase、OpenBazaar等,其中Coinbase18年底估值已经达到80亿美金。

毫不例外,a16z也有一些看走眼的案例,例如其投资的稳定币项目Basi在18年底宣布停止开发运营并退还资金,但瑕不掩瑜,对a16z本身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03 a16z带给行业的启发
 

相比国内众多加密货币投资机构,a16z无论是在团队背景、历史业绩还是资源人脉方面都超出一大截,几乎不属于同一个境界层面。

在任何专业领域,玩家的层次化都是自然而然的现象,有些玩家会成为行业标杆,更多的玩家则在为生存而奋斗。不过加密货币投资领域又有其特殊性,投资机构在区块链行业扮演的角色比大部分其它行业更为复杂也更为重要,它们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哪类项目能获得更多扶持以及加密货币价格的走势,对行业发展负有相当责任。

但对于国内这些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大量机构在行业发展中发挥着负面作用,与项目方狼狈为奸共同收割韭菜,通过大量投机行为恶化加密货币生态,同时也有很多机构由于缺乏技术与投资经验,致使投资项目质量参差不齐,带动一些劣质项目进入行业。

在这种情况下,a16z的区块链观以及投资理念或许能为更多投资机构带去启发与经验,加密货币领域定然具有长期投资的丰厚价值,与其通过投机榨取短期价值,坚持长期价值投资或许会更具有高回报与行业意义。同时,在技术敏感性、投后服务、团队文化等方面,大部分加密货币投资机构都还有许多功课需要补。

a16z合伙人Chris Dixon曾把区块链形容为硅谷再次升起的海盗旗,引领大家投入有趣、略带危险而具有颠覆性的活动中。如今,a16z与它的投资项目们正在引领海盗船的船舵向更远处驶去,一个崭新的时代或许正在徐徐展开。

四枚奥运会金牌得主、网球巨星Serena Williams 五年前投资Coinbase

资讯chainb 发表了文章 • 2019-04-23 11:33 • 来自相关话题

世界著名网球选手Serena Jameka Williams在Instagram发布帖子中透露,2014年,她启动了自己的投资基金Serena Ventures,已经投资了30多家公司,其中包括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

根据Serena Ventures官网展示,目前该公司市值超过120亿美元,该公司的投资多样性为60%。该网站进一步指出,该基金专注于早期初创公司,鼓励投资公司之间的合作,并帮助它们扩大合作机会。

根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Williams在奥运会上获得了四枚金牌,并且在女子网球协会的八个排行榜中排名世界第一。此外,去年8月,有媒体估计她的净资产约为1.8亿美元。

此外,路透社最近报道称,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初创公司的风险资本投资可能会在2019年创下新高。

IDC Government Insights的一份报告称,美国联邦政府预计到2022年将其区块链支出增加到1.235亿美元 - 与2017年的1070万美元相比增加了1,000%。 


原文:Four Olympic Gold Medals Winner Tennis Player Serena Williams Invests in Coinbase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drian Zmudzinski
编译:Penny 查看全部
20190422111344134413.jpg

世界著名网球选手Serena Jameka Williams在Instagram发布帖子中透露,2014年,她启动了自己的投资基金Serena Ventures,已经投资了30多家公司,其中包括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

根据Serena Ventures官网展示,目前该公司市值超过120亿美元,该公司的投资多样性为60%。该网站进一步指出,该基金专注于早期初创公司,鼓励投资公司之间的合作,并帮助它们扩大合作机会。

根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Williams在奥运会上获得了四枚金牌,并且在女子网球协会的八个排行榜中排名世界第一。此外,去年8月,有媒体估计她的净资产约为1.8亿美元。

此外,路透社最近报道称,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初创公司的风险资本投资可能会在2019年创下新高。

IDC Government Insights的一份报告称,美国联邦政府预计到2022年将其区块链支出增加到1.235亿美元 - 与2017年的1070万美元相比增加了1,000%。 


原文:Four Olympic Gold Medals Winner Tennis Player Serena Williams Invests in Coinbase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drian Zmudzinski
编译:Penny

从投资 FB 到转型 FA:创始人安德森带你走进正颠覆风投的 a16z

公司pa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4-22 14:43 • 来自相关话题

硅谷风险投资公司 A16Z 正在变成一家你不认识的公司。该公司创始人马克•安德森 (Marc Andreessen) 和本•霍洛维茨 (Ben Horowitz) 向《福布斯》表示,该公司 150 名员工已经全部注册为财务顾问,A16Z 正从一家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转型为一家拥有 150 名员工的金融顾问公司,以便让能够进行更大的押注,并加大对加密货币等高风险资产类别的投资。


2009 年,马克•安德森(MarcAndreessen)和本•霍洛维(Ben Horowitz)从金融危机中走出来,展开了挑战硅谷的行动。那一年,他们为自己的首支风险投资基金做宣传,承诺将找到新一代狂妄自大的创始人——富有野心的、极度自信的、专注于某事的 —— 属于乔布斯风格模式的那种人,利用技术改变世界。伴随着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在投资支持 Facebook 和 Twitter 这样的企业时,他们的确做到了这点。

安德森惬意地坐在加州门罗帕克的 Andreessen Horowitz (简称:a16z)总部的沙发上,他的网景浏览器及其之后的 IPO 是数字时代的试金石,但他也明白,当初的词汇在 2019 年并不受欢迎。「21 世纪是富有挑战的时代,」他说,在一个高度互联、社交媒体和信息过载的时代,这些不和谐因素将挑战现状,同时也会有数十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诞生。出局者往往伴随着愤怒与质疑声。

安德森无疑是个意见领袖,他有着广受欢迎的博客和推特,熟悉运营策略,他是硅谷颠覆规则的典型代表之一。仅用 10 年,a16z 便加入了硅谷精英风投的行列,给投资人们带来了至少 100 多亿美元的账面利润。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他参与投资的至少有 5 家独角兽公司 —— Airbnb、Lyft、PagerDuty、Pinterest 和 Slack —— 将上市。

「在任何行业中,差异化的最好方式是什么?成为第一名。」安德森说到,他身高 6 英尺 5 英寸,光头圆脑。


一、保持与众不同


然而,保持第一比拿到第一更难。随着接连爆出的 Facebook 数据丑闻,技术将改善世界这一乐观想法已经恶化,社交媒体倾向于揭露社会的阴暗面,每一次揭露,都对技术福音论调构成了挑战。安德森,作为早期投资者,仍然列席 Facebook 的董事会。在沙丘路(Sand Hill Road)的会议室里,投资者们押注下一个 Instagram,Twitter 或 Skype,这三家公司是 a16z 最著名的早期投资案例 —— 但它们不再是风险投资感兴趣的新兴公司。如今,与 a16z 竞争的 10 亿美元级别的基金数量达到了历史最高纪录,软银(SoftBank)也加入了进来。软银拥有 1000 亿美元的巨额资金,这让包括 a16z 在内的所有基金看起来都很「古怪」。

因此,安德森与霍格维茨,两位分列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第 55 位和第 73 位,打算颠覆他们自己。他们刚刚完成了一笔即将宣布的 20 亿美元的募资(此后其旗下管理资产接近 100 亿美元)。

更为激进的是,他们告诉福布斯,他们将整个公司 150 余名员工均注册为财务顾问(FA),完全放弃了 a16z 作为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地位。

a16z 为什么要这么做?风险投资基金因为主要投资于创新公司的股权,因此不需要「华尔街式」的强监管。而到了加密货币时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称这种高风险投资需要更多的监管。放弃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它将能够更深入地进行高风险的投注:如果公司想要将 10 亿美元投资于加密货币,或者从公开市场或者其他投资人处购买无限制股份。

「羽毛还有什么用呢?人们无非是喜欢褶皱罢了,」安德森笑着说道。「与众不同的东西就会得到凸显。」


二、做初创企业「媒人」


从一开始,a16z 基金就有一个简单的信条:「我们想建立一个我们一直想从中获取资金的风险投资公司,」霍洛维茨说。安德森,因为网景浏览器的突出成就,让他在 24 岁时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他并不需要名气。他们也都不需要钱。网景的同事们随后共同创办了一家公司,最终成为由霍格维茨运营的 Opsware 公司,后者于 2007 年以 17 亿美元的价格被出售给了惠普公司。

两年后,两人创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在此之前,他们涉足天使投资,在那里他们获得了叛逆的名声,至少以沙丘路 (Sand Hill Road) 人群那种保守的标准来看是这样。安德森通过他的「pmarca」博客帮助推广创业建议,pmarca 是他随后资的 Twitter 的创意的前身。Twitter 以其意想不到的的 140 个字符的微型文章而闻名,内容涉及从经济理论到网络中立等各种主题。

为了建立自己的风投公司,安德森和霍洛维茨的品牌战略定位并非是针对行业精英,而是以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 的甲骨文(Oracle) 及其在企业软件「战争」期间的积极营销为蓝本。他们拥抱媒体,举办众星云集的活动,对任何愿意听的人说传统风险投资的坏话。他们一开始参与 Okta (现在估值 90 亿美元) 和 Slack (70 亿美元) 的种子轮融资,但他们忽视了传统智慧,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等公司估值已经达到数十亿美元的时候大举收购它们的股票。普林斯顿大学首席投资官安德鲁•戈尔登(Andrew Golden)是他们基金的一位投资者,他说,其他公司抱怨 a16z 基金花很长时间成就了一个笑话。

在提前退出投资和一些紧缩措施的支持下,安德森和霍洛维茨重新投资该基金,该基金的结构更像是好莱坞的人才经纪公司,而非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他们多年来都没有拿过薪水,公司新晋普通合伙人的薪水也低于市场一般水平。另一方面,它的大部分费用,包括传统上用于支付公司所有费用的 2% 的基金管理费,都用在了一个快速增长的服务团队身上,其中包括市场营销、业务拓展、财务和招聘等方面。

需要进行新一轮融资吗?a16z 基金将赋予你「超级力量」,帮你编写 PPT,在会议前安排数十次训练。需要一个工程部门副主席吗?a16z 基金的人才部门将选择最佳的猎头公司,监督其有效地为你选出这个职位最佳的候选人。人力资源问题?财会危机?「如果某事脱轨,你有专属私人电话(Batphone)可以打」,为非营利组织制作软件的公司 NationBuilder 的 CEO Lea Endres 说道。

在公司总部的贵宾报告中心和纽约办公室,a16z 的工作人员扮演了中介的角色,他们吸引大公司和政府机构关注前沿技术的前景,然后把相关初创公司投资组合展示给参观者。a16z 在 2012 年投资的 GitHub 是开源代码存储平台,在被微软以 75 亿美元收购之前,GitHub 在 2015 年和 2016 年的经常性收入达到 2000 万美元,公司有名员工常驻在 a16z 办公室。在其帮助下,其在 2014 年投资的新零售独角兽 Instacart 与全国零售商和食品品牌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三月,十几家创业公司一个接一个地与美国国防部旗下的创新部门会面,后者负责帮助美国武装部队寻找和购买新技术。

两位创始人的变革奏效了。据悉,a16z 基金旗下的第一支和第三支旗舰基金,规模分别为 3 亿美元和 9 亿美元,预计将向投资者返还 5 倍的回报。它旗下规模为 6.5 亿美元的第二支基金和规模为 17 亿美元的第四支基金,预计将向投资者返还 3 倍于投资款的回报,并且预计回报会继续攀升。2016 年建立的第五支基金资管规模为 16 亿美元,因为时间太短,还不足以预估回报。

虽然其它投机机构可能不愿意公开称赞 a16z 基金,但他们已公然效仿其做法。从博主和播客专家到驻地财务官和安全专家,近年来风险投资行业的非投资专业人员数量激增。「提供服务的想法,现在感觉就像在下赌注」,风险投资公司 Haystack 的普通合伙人塞米尔·沙阿(Semil Shah)说,「许多公司都复制了这一点。」


三、舆论非议 错失独角兽


所有这些 a16z 基金引以为豪的行为都为其树敌。其他投资者从未忘记该基金是如何宣称投资行业被打破,而且仅有它有修复行业的秘诀。几乎从一开始,有关 a16z 基金以过高价格交易的谣言就甚嚣尘上,以至于在 2012 年两位创始人着手筹建第三支主要基金时,合伙人不得不向他们的被投公司逐一核对其头寸,以证清白。

与此同时,他们失败的投资,包括 Clinkle、Jawbone 和 Fab 等备受瞩目的投资,以及像 Zenefits 这样的重大失误也被放大了。a16z 广为人知的观念是,重要的不是你投资了多少家失败的公司,而是有多少公司获得了巨大的、异乎寻常的成功。安德森认为,每年只有 15 笔交易产生了全部回报,他打算先看所有热门交易。

a16z 基金错过了近年来最引人注目的全球最佳创投人榜上榜者 —— Uber 优步。该公司现在仍不承认这一点,但是几位了解募资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该公司对优步的投资得失几乎就是一步之遥。至今还有一个不为多数人知的故事:在 2011 年秋天,优步的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正在募集 B 轮融资时,希望由 a16z 基金领投。a16z 同样渴望实现这一目标,尤其是安德森本人。到 10 月初,卡兰尼克打电话给其他公司告诉他们,他与安德森和另一个合作伙伴进行了合作,B 轮估值约为 3 亿美元。然而,在第 11 个小时,a16z 基金动摇了。根据福布斯获得的卡兰尼克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该基金彼时表示,它仍然会进行投资,但估值将远低于 2.2 亿美元,并且不计入投资或员工期权池。

「他们试图吓住我们,」卡拉尼克对其投资者写道。「所以我们调整了方向。优步的新阶段开始了。」卡拉尼克转而投入对优步以 2.9 亿美元的估值的门罗风投(Menlo Ventures)的怀抱。

尽管 2013 年,a16z 投资了优步的竞争对手 Lyft,并已将部分股票套现获利,但该公司与优步的恩怨并没有就此了结。据参与谈判的消息人士透露,a16z 曾在 2014 年和 2016 年两次参与这两家网约车公司的合并谈判。如果这笔交易成功,它将为该公司打开一扇进入优步的后门。无论如何,我们都很难忽视 a16z 错失目前估值达 760 亿美元的优步的事实。优步正准备进行 IPO,规模可能是 Lyft3 月份 IPO 规模的四到五倍。a16z 拒绝就优步发表评论。

a16z 的领导层也受到了其他人的批评。就像去年的最佳创投人榜单显示的那样,公司管理层的多元化进程还很缓慢,所有 10 位普通合伙人都是男性,部分原因是公司规定,合伙人必须是前初创公司创始人,不能从内部提拔。在过去的一年里,该基金增加了三名女性普通合伙人,但在此之前,该基金流失了顶尖人才。

近年来,安德森和霍洛维茨都平息了这些喧嚣。安德森承认,与他们年轻时所坚持的相反,「风险投资并不是一个处于危机中的行业」,但他表示,该公司如何达到顶级地位并不重要。霍洛维茨更进一步。他说 :「我有点后悔,因为我觉得我伤害了一些人的感情,这些人都是非常优秀的企业家。我走得太远了。」对于该公司的招聘规定成为该公司未能增加一名女性普通合伙人的原因之一,他承认很难改变那些已经成为公司刻板印象的东西,「可能花了比应该花的时间更长的时间来改变它,但我们在改变。」


四、颠覆性举措,全员注册 FA


今年春天早些时候,a16z 的一部分高管聚集在总部一间明亮的小会议室里,与来自一家低调但产品紧俏的生物科技公司的两位创始人举行了推介会议。关键在于 : 风投正在向创业者推销自己的服务,运营团队的领导者向这家初创公司宣传自己的服务。这家健康诊断公司目前商业模式仍不明朗。企业家们似乎持怀疑态度。两年前,当他们遇到这家公司时,a16z 参与了他们的种子轮融资,但它们并未向后者提供多少生物初创企业方面的资源。随后一个小时里,他们将逐一学习 a16z 是如何在过去 18 个月里,为联合健康 (UnitedHealth) 和凯撒医疗 (Kaiser Permanente) 等公司提供专业专家和人脉的。「我们发现,在硅谷建立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与仅仅建立一家科技公司真的很不一样,」该公司的技术人才主管香农•席尔兹 (Shannon Schiltz) 表示。

这种反向投资策略象征着 a16z 的新形态。除了彻底改变典型的风险投资流程,该公司还投资于生物技术领域,该公司曾表示永远不会涉足这一领域。但规模和追求挑战者的现状意味着进入新的领域,该公司已经为该行业的两支基金筹集了 6.5 亿美元。自 2017 年以来一直担任普通合伙人的豪尔赫•康德 (Jorge Conde) 表示 :「该品牌在生物技术领域的分量还没有科技行业那么大。但我们共同努力,插上了这面旗帜。」康德曾领导上市遗传学公司 Syros 的公司战略,并与他人联合创办了一家基因组初创公司。合伙人们每周在委员会开三次主题会,评估投资,然后作为一家公司在周一和周五开会,审查潜在的投资。

然后就是加密货币。去年该公司在加密市场波动之际,筹建了一支 3.5 亿美元规模的基金。但直到最近,合伙人克里斯•迪克森 (Chris Dixon) 和凯蒂•豪恩 (Katie Haun) 才会与霍洛维茨私下会面。严格来说,该基金是与公司其他部门分开的一个独立法人实体。这意味着他们拥有不同的电子邮件地址和自己的网站,因为注册为传统风投公司的资金受到法律限制。a16z 是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的早期投资者,也是 2017 年许多陷入加密货币热潮的公司之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的监管规定将此类投资视为「高风险」,并将这些股权、二次购买以及基金或代币投资的比例限制在传统风险投资基金的 20% 以内。

因此,a16z 基金在今年春季开始了迄今为止最颠覆性的举措之一 : 该公司宣布放弃风险投资豁免( VC exemptions),注册为财务顾问,并在 3 月份完成了相关文件审批。这是一个代价高昂、痛苦的举措,需要聘请合规官员,对每位员工进行审计,禁止其投资者在公开场合谈论投资组合或基金业绩——甚至在其自己的播客上也是如此。好处则正如凯蒂所说,公司的合伙人可以再次自由地分享交易,由一位房地产专家与一位加密货币专家合作完成一笔交易,比如在区块链买房初创公司。

消息人士称,当该公司宣布将在未来几周内关闭一只新的成长型基金时,这笔钱就派上了用场。这将为其最新的合作伙伴大卫乔治 (David George) 增加 20 亿至 25 亿美元,用于投资整个投资组合以及其他规模更大、增长更快的公司。根据新规定,该基金将能够从创始人和早期投资者手中购买股票,或者交易公开发行的股票。除了去年宣布的一个将非裔美国领导人与初创企业联系起来的基金,这个新的增长基金还将向 a16z 提供 4 只专业基金,还有更多潜在的后续基金。

这就是该公司计划如何在拥挤的风投市场上保持领先的原因。专家们说,风投领域正在被专业种子基金和少数几家巨头全产业公司瓜分。斯坦福大学研究该行业的教授 Ilya Strebulaev 说,由于更成熟的天使投资集团和软银 (SoftBank) 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等非风投巨头,传统公司面临着来自渠道顶部和底部的前所未有的压力。「风险资本在不断变化,」他表示。「我们应该期待很多根本性的变化。」

其中一些变化是不可避免的,比如该行业逐渐认识到 a16z 将服务作为投资诱饵的策略。或者是 a16z 模式的固有局限,该模式总是需要不断增长的巨额资金来承担开支。还有一些问题是需要解决的,对于雄心勃勃的年轻员工来说,高工资不足以让他们在晋升机会很小的情况下长期留在公司。由于安德森和霍洛维茨的旧公司 Opsware 的老员工仍然遍布整个公司,一些老员工得到特殊待遇,会挫伤士气。与此同时,该公司坚持称每个人都是合伙人,甚至包括最年轻的人才或会计经理,这似乎没有什么害处,最坏的情况下,也只是会让业内其他人感到厌烦。但正如一位前合伙人所指出的,如果这些头衔限制了晋升和职业发展的前景,它们可能需要像该公司的旧的普通合伙人规则一样「退休」。

最大的风险:整个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么成为市场上最知名的风投公司,要么对竞争对手持续模仿直到抄袭,但这都不重要。世界继续意识到权力和影响力 —— Facebook 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对社会的影响,以及大型科技公司可能没有完全承担起自己的责任。面对这种不断变化的趋势,历史上有关高增长和扎克伯格式雄心壮志的风投故事可能会落空。

在一个既可能是不妥协,也可能是天真幼稚的选择中,安德森以 Facebook 的首席执行官为例,称他正是那种颠覆型创始人,决心采取必要的、痛苦的步骤来纠正错误。「他刚刚发布了一份备忘录,内容基本上是围绕隐私和信息重塑 Facebook,」安德森今年 3 月表示。「闭上你的眼睛,想象一个经典的西装革履的男人怎样做。」

虽然安德森说他太忙于经营公司以至于没有任何爱好 , 他引用他最喜欢的新电视节目之一 HBO's Succession,来描述成功所需的心态:「如果你不能同时骑两头大象,你在马戏团里做什么?」


原文标题:Andreessen Horowitz Is Blowing Up The Venture Capital Model Again
文章来源:Forbes
原文作者:Alex Konard
翻译:王泽龙 查看全部
10540506e542f12a781fe0ec118068e0.jpg


硅谷风险投资公司 A16Z 正在变成一家你不认识的公司。该公司创始人马克•安德森 (Marc Andreessen) 和本•霍洛维茨 (Ben Horowitz) 向《福布斯》表示,该公司 150 名员工已经全部注册为财务顾问,A16Z 正从一家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转型为一家拥有 150 名员工的金融顾问公司,以便让能够进行更大的押注,并加大对加密货币等高风险资产类别的投资。



2009 年,马克•安德森(MarcAndreessen)和本•霍洛维(Ben Horowitz)从金融危机中走出来,展开了挑战硅谷的行动。那一年,他们为自己的首支风险投资基金做宣传,承诺将找到新一代狂妄自大的创始人——富有野心的、极度自信的、专注于某事的 —— 属于乔布斯风格模式的那种人,利用技术改变世界。伴随着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在投资支持 Facebook 和 Twitter 这样的企业时,他们的确做到了这点。

安德森惬意地坐在加州门罗帕克的 Andreessen Horowitz (简称:a16z)总部的沙发上,他的网景浏览器及其之后的 IPO 是数字时代的试金石,但他也明白,当初的词汇在 2019 年并不受欢迎。「21 世纪是富有挑战的时代,」他说,在一个高度互联、社交媒体和信息过载的时代,这些不和谐因素将挑战现状,同时也会有数十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诞生。出局者往往伴随着愤怒与质疑声。

安德森无疑是个意见领袖,他有着广受欢迎的博客和推特,熟悉运营策略,他是硅谷颠覆规则的典型代表之一。仅用 10 年,a16z 便加入了硅谷精英风投的行列,给投资人们带来了至少 100 多亿美元的账面利润。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他参与投资的至少有 5 家独角兽公司 —— Airbnb、Lyft、PagerDuty、Pinterest 和 Slack —— 将上市。

「在任何行业中,差异化的最好方式是什么?成为第一名。」安德森说到,他身高 6 英尺 5 英寸,光头圆脑。


一、保持与众不同


然而,保持第一比拿到第一更难。随着接连爆出的 Facebook 数据丑闻,技术将改善世界这一乐观想法已经恶化,社交媒体倾向于揭露社会的阴暗面,每一次揭露,都对技术福音论调构成了挑战。安德森,作为早期投资者,仍然列席 Facebook 的董事会。在沙丘路(Sand Hill Road)的会议室里,投资者们押注下一个 Instagram,Twitter 或 Skype,这三家公司是 a16z 最著名的早期投资案例 —— 但它们不再是风险投资感兴趣的新兴公司。如今,与 a16z 竞争的 10 亿美元级别的基金数量达到了历史最高纪录,软银(SoftBank)也加入了进来。软银拥有 1000 亿美元的巨额资金,这让包括 a16z 在内的所有基金看起来都很「古怪」。

因此,安德森与霍格维茨,两位分列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第 55 位和第 73 位,打算颠覆他们自己。他们刚刚完成了一笔即将宣布的 20 亿美元的募资(此后其旗下管理资产接近 100 亿美元)。

更为激进的是,他们告诉福布斯,他们将整个公司 150 余名员工均注册为财务顾问(FA),完全放弃了 a16z 作为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地位。

a16z 为什么要这么做?风险投资基金因为主要投资于创新公司的股权,因此不需要「华尔街式」的强监管。而到了加密货币时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称这种高风险投资需要更多的监管。放弃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它将能够更深入地进行高风险的投注:如果公司想要将 10 亿美元投资于加密货币,或者从公开市场或者其他投资人处购买无限制股份。

「羽毛还有什么用呢?人们无非是喜欢褶皱罢了,」安德森笑着说道。「与众不同的东西就会得到凸显。」


二、做初创企业「媒人」


从一开始,a16z 基金就有一个简单的信条:「我们想建立一个我们一直想从中获取资金的风险投资公司,」霍洛维茨说。安德森,因为网景浏览器的突出成就,让他在 24 岁时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他并不需要名气。他们也都不需要钱。网景的同事们随后共同创办了一家公司,最终成为由霍格维茨运营的 Opsware 公司,后者于 2007 年以 17 亿美元的价格被出售给了惠普公司。

两年后,两人创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在此之前,他们涉足天使投资,在那里他们获得了叛逆的名声,至少以沙丘路 (Sand Hill Road) 人群那种保守的标准来看是这样。安德森通过他的「pmarca」博客帮助推广创业建议,pmarca 是他随后资的 Twitter 的创意的前身。Twitter 以其意想不到的的 140 个字符的微型文章而闻名,内容涉及从经济理论到网络中立等各种主题。

为了建立自己的风投公司,安德森和霍洛维茨的品牌战略定位并非是针对行业精英,而是以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 的甲骨文(Oracle) 及其在企业软件「战争」期间的积极营销为蓝本。他们拥抱媒体,举办众星云集的活动,对任何愿意听的人说传统风险投资的坏话。他们一开始参与 Okta (现在估值 90 亿美元) 和 Slack (70 亿美元) 的种子轮融资,但他们忽视了传统智慧,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等公司估值已经达到数十亿美元的时候大举收购它们的股票。普林斯顿大学首席投资官安德鲁•戈尔登(Andrew Golden)是他们基金的一位投资者,他说,其他公司抱怨 a16z 基金花很长时间成就了一个笑话。

在提前退出投资和一些紧缩措施的支持下,安德森和霍洛维茨重新投资该基金,该基金的结构更像是好莱坞的人才经纪公司,而非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他们多年来都没有拿过薪水,公司新晋普通合伙人的薪水也低于市场一般水平。另一方面,它的大部分费用,包括传统上用于支付公司所有费用的 2% 的基金管理费,都用在了一个快速增长的服务团队身上,其中包括市场营销、业务拓展、财务和招聘等方面。

需要进行新一轮融资吗?a16z 基金将赋予你「超级力量」,帮你编写 PPT,在会议前安排数十次训练。需要一个工程部门副主席吗?a16z 基金的人才部门将选择最佳的猎头公司,监督其有效地为你选出这个职位最佳的候选人。人力资源问题?财会危机?「如果某事脱轨,你有专属私人电话(Batphone)可以打」,为非营利组织制作软件的公司 NationBuilder 的 CEO Lea Endres 说道。

在公司总部的贵宾报告中心和纽约办公室,a16z 的工作人员扮演了中介的角色,他们吸引大公司和政府机构关注前沿技术的前景,然后把相关初创公司投资组合展示给参观者。a16z 在 2012 年投资的 GitHub 是开源代码存储平台,在被微软以 75 亿美元收购之前,GitHub 在 2015 年和 2016 年的经常性收入达到 2000 万美元,公司有名员工常驻在 a16z 办公室。在其帮助下,其在 2014 年投资的新零售独角兽 Instacart 与全国零售商和食品品牌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三月,十几家创业公司一个接一个地与美国国防部旗下的创新部门会面,后者负责帮助美国武装部队寻找和购买新技术。

两位创始人的变革奏效了。据悉,a16z 基金旗下的第一支和第三支旗舰基金,规模分别为 3 亿美元和 9 亿美元,预计将向投资者返还 5 倍的回报。它旗下规模为 6.5 亿美元的第二支基金和规模为 17 亿美元的第四支基金,预计将向投资者返还 3 倍于投资款的回报,并且预计回报会继续攀升。2016 年建立的第五支基金资管规模为 16 亿美元,因为时间太短,还不足以预估回报。

虽然其它投机机构可能不愿意公开称赞 a16z 基金,但他们已公然效仿其做法。从博主和播客专家到驻地财务官和安全专家,近年来风险投资行业的非投资专业人员数量激增。「提供服务的想法,现在感觉就像在下赌注」,风险投资公司 Haystack 的普通合伙人塞米尔·沙阿(Semil Shah)说,「许多公司都复制了这一点。」


三、舆论非议 错失独角兽


所有这些 a16z 基金引以为豪的行为都为其树敌。其他投资者从未忘记该基金是如何宣称投资行业被打破,而且仅有它有修复行业的秘诀。几乎从一开始,有关 a16z 基金以过高价格交易的谣言就甚嚣尘上,以至于在 2012 年两位创始人着手筹建第三支主要基金时,合伙人不得不向他们的被投公司逐一核对其头寸,以证清白。

与此同时,他们失败的投资,包括 Clinkle、Jawbone 和 Fab 等备受瞩目的投资,以及像 Zenefits 这样的重大失误也被放大了。a16z 广为人知的观念是,重要的不是你投资了多少家失败的公司,而是有多少公司获得了巨大的、异乎寻常的成功。安德森认为,每年只有 15 笔交易产生了全部回报,他打算先看所有热门交易。

a16z 基金错过了近年来最引人注目的全球最佳创投人榜上榜者 —— Uber 优步。该公司现在仍不承认这一点,但是几位了解募资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该公司对优步的投资得失几乎就是一步之遥。至今还有一个不为多数人知的故事:在 2011 年秋天,优步的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正在募集 B 轮融资时,希望由 a16z 基金领投。a16z 同样渴望实现这一目标,尤其是安德森本人。到 10 月初,卡兰尼克打电话给其他公司告诉他们,他与安德森和另一个合作伙伴进行了合作,B 轮估值约为 3 亿美元。然而,在第 11 个小时,a16z 基金动摇了。根据福布斯获得的卡兰尼克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该基金彼时表示,它仍然会进行投资,但估值将远低于 2.2 亿美元,并且不计入投资或员工期权池。

「他们试图吓住我们,」卡拉尼克对其投资者写道。「所以我们调整了方向。优步的新阶段开始了。」卡拉尼克转而投入对优步以 2.9 亿美元的估值的门罗风投(Menlo Ventures)的怀抱。

尽管 2013 年,a16z 投资了优步的竞争对手 Lyft,并已将部分股票套现获利,但该公司与优步的恩怨并没有就此了结。据参与谈判的消息人士透露,a16z 曾在 2014 年和 2016 年两次参与这两家网约车公司的合并谈判。如果这笔交易成功,它将为该公司打开一扇进入优步的后门。无论如何,我们都很难忽视 a16z 错失目前估值达 760 亿美元的优步的事实。优步正准备进行 IPO,规模可能是 Lyft3 月份 IPO 规模的四到五倍。a16z 拒绝就优步发表评论。

a16z 的领导层也受到了其他人的批评。就像去年的最佳创投人榜单显示的那样,公司管理层的多元化进程还很缓慢,所有 10 位普通合伙人都是男性,部分原因是公司规定,合伙人必须是前初创公司创始人,不能从内部提拔。在过去的一年里,该基金增加了三名女性普通合伙人,但在此之前,该基金流失了顶尖人才。

近年来,安德森和霍洛维茨都平息了这些喧嚣。安德森承认,与他们年轻时所坚持的相反,「风险投资并不是一个处于危机中的行业」,但他表示,该公司如何达到顶级地位并不重要。霍洛维茨更进一步。他说 :「我有点后悔,因为我觉得我伤害了一些人的感情,这些人都是非常优秀的企业家。我走得太远了。」对于该公司的招聘规定成为该公司未能增加一名女性普通合伙人的原因之一,他承认很难改变那些已经成为公司刻板印象的东西,「可能花了比应该花的时间更长的时间来改变它,但我们在改变。」


四、颠覆性举措,全员注册 FA


今年春天早些时候,a16z 的一部分高管聚集在总部一间明亮的小会议室里,与来自一家低调但产品紧俏的生物科技公司的两位创始人举行了推介会议。关键在于 : 风投正在向创业者推销自己的服务,运营团队的领导者向这家初创公司宣传自己的服务。这家健康诊断公司目前商业模式仍不明朗。企业家们似乎持怀疑态度。两年前,当他们遇到这家公司时,a16z 参与了他们的种子轮融资,但它们并未向后者提供多少生物初创企业方面的资源。随后一个小时里,他们将逐一学习 a16z 是如何在过去 18 个月里,为联合健康 (UnitedHealth) 和凯撒医疗 (Kaiser Permanente) 等公司提供专业专家和人脉的。「我们发现,在硅谷建立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与仅仅建立一家科技公司真的很不一样,」该公司的技术人才主管香农•席尔兹 (Shannon Schiltz) 表示。

这种反向投资策略象征着 a16z 的新形态。除了彻底改变典型的风险投资流程,该公司还投资于生物技术领域,该公司曾表示永远不会涉足这一领域。但规模和追求挑战者的现状意味着进入新的领域,该公司已经为该行业的两支基金筹集了 6.5 亿美元。自 2017 年以来一直担任普通合伙人的豪尔赫•康德 (Jorge Conde) 表示 :「该品牌在生物技术领域的分量还没有科技行业那么大。但我们共同努力,插上了这面旗帜。」康德曾领导上市遗传学公司 Syros 的公司战略,并与他人联合创办了一家基因组初创公司。合伙人们每周在委员会开三次主题会,评估投资,然后作为一家公司在周一和周五开会,审查潜在的投资。

然后就是加密货币。去年该公司在加密市场波动之际,筹建了一支 3.5 亿美元规模的基金。但直到最近,合伙人克里斯•迪克森 (Chris Dixon) 和凯蒂•豪恩 (Katie Haun) 才会与霍洛维茨私下会面。严格来说,该基金是与公司其他部门分开的一个独立法人实体。这意味着他们拥有不同的电子邮件地址和自己的网站,因为注册为传统风投公司的资金受到法律限制。a16z 是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的早期投资者,也是 2017 年许多陷入加密货币热潮的公司之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的监管规定将此类投资视为「高风险」,并将这些股权、二次购买以及基金或代币投资的比例限制在传统风险投资基金的 20% 以内。

因此,a16z 基金在今年春季开始了迄今为止最颠覆性的举措之一 : 该公司宣布放弃风险投资豁免( VC exemptions),注册为财务顾问,并在 3 月份完成了相关文件审批。这是一个代价高昂、痛苦的举措,需要聘请合规官员,对每位员工进行审计,禁止其投资者在公开场合谈论投资组合或基金业绩——甚至在其自己的播客上也是如此。好处则正如凯蒂所说,公司的合伙人可以再次自由地分享交易,由一位房地产专家与一位加密货币专家合作完成一笔交易,比如在区块链买房初创公司。

消息人士称,当该公司宣布将在未来几周内关闭一只新的成长型基金时,这笔钱就派上了用场。这将为其最新的合作伙伴大卫乔治 (David George) 增加 20 亿至 25 亿美元,用于投资整个投资组合以及其他规模更大、增长更快的公司。根据新规定,该基金将能够从创始人和早期投资者手中购买股票,或者交易公开发行的股票。除了去年宣布的一个将非裔美国领导人与初创企业联系起来的基金,这个新的增长基金还将向 a16z 提供 4 只专业基金,还有更多潜在的后续基金。

这就是该公司计划如何在拥挤的风投市场上保持领先的原因。专家们说,风投领域正在被专业种子基金和少数几家巨头全产业公司瓜分。斯坦福大学研究该行业的教授 Ilya Strebulaev 说,由于更成熟的天使投资集团和软银 (SoftBank) 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等非风投巨头,传统公司面临着来自渠道顶部和底部的前所未有的压力。「风险资本在不断变化,」他表示。「我们应该期待很多根本性的变化。」

其中一些变化是不可避免的,比如该行业逐渐认识到 a16z 将服务作为投资诱饵的策略。或者是 a16z 模式的固有局限,该模式总是需要不断增长的巨额资金来承担开支。还有一些问题是需要解决的,对于雄心勃勃的年轻员工来说,高工资不足以让他们在晋升机会很小的情况下长期留在公司。由于安德森和霍洛维茨的旧公司 Opsware 的老员工仍然遍布整个公司,一些老员工得到特殊待遇,会挫伤士气。与此同时,该公司坚持称每个人都是合伙人,甚至包括最年轻的人才或会计经理,这似乎没有什么害处,最坏的情况下,也只是会让业内其他人感到厌烦。但正如一位前合伙人所指出的,如果这些头衔限制了晋升和职业发展的前景,它们可能需要像该公司的旧的普通合伙人规则一样「退休」。

最大的风险:整个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么成为市场上最知名的风投公司,要么对竞争对手持续模仿直到抄袭,但这都不重要。世界继续意识到权力和影响力 —— Facebook 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对社会的影响,以及大型科技公司可能没有完全承担起自己的责任。面对这种不断变化的趋势,历史上有关高增长和扎克伯格式雄心壮志的风投故事可能会落空。

在一个既可能是不妥协,也可能是天真幼稚的选择中,安德森以 Facebook 的首席执行官为例,称他正是那种颠覆型创始人,决心采取必要的、痛苦的步骤来纠正错误。「他刚刚发布了一份备忘录,内容基本上是围绕隐私和信息重塑 Facebook,」安德森今年 3 月表示。「闭上你的眼睛,想象一个经典的西装革履的男人怎样做。」

虽然安德森说他太忙于经营公司以至于没有任何爱好 , 他引用他最喜欢的新电视节目之一 HBO's Succession,来描述成功所需的心态:「如果你不能同时骑两头大象,你在马戏团里做什么?」


原文标题:Andreessen Horowitz Is Blowing Up The Venture Capital Model Again
文章来源:Forbes
原文作者:Alex Konard
翻译:王泽龙

日本最大银行三菱UFJ金融集团出手!Chainalysis完成3600万美元B轮融资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4-18 14:06 • 来自相关话题

图片来源:雅虎财经


据报道,日本最大的银行三菱UFJ金融集团(MUFG)参与了加密货币初创企业Chainalysis的额外600万美元B轮融资。

Chainalysis周二表示,这笔投资是通过MYFG的风险投资部门MUFG Innovation Partners进行的。东京投资公司Sozo Ventures也参与了此次融资。

这笔额外的资金意味着,Chainalysis B轮融资的总额目前为3,600万美元。今年2月,该公司在由风险投资公司Accel Partners牵头的首轮融资中筹集了3,000万美元。

通过这笔追加的投资,Chainalysis表示其目标是扩大亚太业务,并开设一个新的办事处来协助这一努力。

这家初创公司表示,其在该地区的业务已经显著增长,声称去年客户数量增加了一倍多,去年合同收入增长了“16倍以上”。

该公司表示:

    “Chainalysis计划在这一势头的基础上,建立实体业务,并与包括Sozo和MUFG在内的实体进行更深入的合作,这些实体将提供关键的市场见解。”


2018年4月,Chainalysis从Benchmark Capital获得了1600万美元的A轮投资,并推出了一个名为Chainalysis KYT(“了解交易”)的加密货币合规工具,据称该工具可以实时提供交易分析。

MUFG Innovation Partners首席执行官兼总裁铃木信孝(Nobutake Suzuki)在昨天的声明中表示:

    “Chainalysis的合规技术对于提供银行为建立下一代合规框架所需的洞察力和反洗钱控制非常重要。”


Chainalysis成立于2014年,主要帮助调查Mt. Gox的破产案件,试图找到这家倒闭交易所丢失的比特币。

上周,作为对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建议草案的回应,这家初创公司发表了一封公开评论信,称期望交易所在每笔交易中都向接收平台发送“了解你的客户”(KYC)信息是不现实的,对加密行业有害。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japans-biggest-bank-invests-in-crypto-investigation-startup-chainalysis
作者:Yogita Khatri
编译:Kyle 查看全部
201904180208077765.jpg

图片来源:雅虎财经


据报道,日本最大的银行三菱UFJ金融集团(MUFG)参与了加密货币初创企业Chainalysis的额外600万美元B轮融资。

Chainalysis周二表示,这笔投资是通过MYFG的风险投资部门MUFG Innovation Partners进行的。东京投资公司Sozo Ventures也参与了此次融资。

这笔额外的资金意味着,Chainalysis B轮融资的总额目前为3,600万美元。今年2月,该公司在由风险投资公司Accel Partners牵头的首轮融资中筹集了3,000万美元。

通过这笔追加的投资,Chainalysis表示其目标是扩大亚太业务,并开设一个新的办事处来协助这一努力。

这家初创公司表示,其在该地区的业务已经显著增长,声称去年客户数量增加了一倍多,去年合同收入增长了“16倍以上”。

该公司表示:


    “Chainalysis计划在这一势头的基础上,建立实体业务,并与包括Sozo和MUFG在内的实体进行更深入的合作,这些实体将提供关键的市场见解。”



2018年4月,Chainalysis从Benchmark Capital获得了1600万美元的A轮投资,并推出了一个名为Chainalysis KYT(“了解交易”)的加密货币合规工具,据称该工具可以实时提供交易分析。

MUFG Innovation Partners首席执行官兼总裁铃木信孝(Nobutake Suzuki)在昨天的声明中表示:


    “Chainalysis的合规技术对于提供银行为建立下一代合规框架所需的洞察力和反洗钱控制非常重要。”



Chainalysis成立于2014年,主要帮助调查Mt. Gox的破产案件,试图找到这家倒闭交易所丢失的比特币。

上周,作为对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建议草案的回应,这家初创公司发表了一封公开评论信,称期望交易所在每笔交易中都向接收平台发送“了解你的客户”(KYC)信息是不现实的,对加密行业有害。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japans-biggest-bank-invests-in-crypto-investigation-startup-chainalysis
作者:Yogita Khatri
编译:Kyle

《纽约时报》:Facebook计划外部募资10亿美元支持其加密货币项目

资讯chainb 发表了文章 • 2019-04-09 11:23 • 来自相关话题

《纽约时报》科技版记者Nathaniel Popper于4月8日发布推文称,Facebook正在寻求各风险投资公司的支持,以开发其所谓的数字代币。

Popper引用相关人士透露的消息称Facebook计划筹集10亿美元的资金来开发其加密货币项目。他表示,寻求外部投资可以使项目更加符合加密社区的去中心化精神:

“鉴于区块链项目的一大特色是去中心化,外部投资者的进入可以帮助Facebook强化该项目的去中心化特征,同时淡化该公司对项目的控制。”

Popper补充说,该项目是一个稳定币项目,将与银行账户中持有的一揽子外币挂钩。

去年12月,彭博社发表的一篇报道使“Facebook币”的消息浮出了水面。该媒体随后报道称,该代币将被用于WhatsApp应用内的转账服务,并将专注于印度的汇款市场。

2019年2月,《纽约时报》曾报道称该代币可用于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和Instagram,这意味着高达27亿的潜在用户群体。匿名消息人士告诉《纽约时报》,Facebook聘请了50多名工程师来开发其加密货币。此外,据报道,Facebook已经开始考虑在那些交易所申请上币,具体加密交易所尚未明确。

风投公司方面,Future Perfect Ventures的创始合伙人Jalak Jobanputra在2月份表示,加密熊市对风投公司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当被问及数字货币领域是否存在风险评估“打折执行”的趋势时,Jobanputra表示“鉴于去年交易量下降的情况,如果其中一些公司在二级市场的估值有所下降,我一点也不会惊讶。”


原文:NYT Reporter: Facebook Seeking $1 Bln in Venture Capital for Crypto Project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aron Wood
编译者:Maya 查看全部
740_aHR0cHM6Ly9zMy5jb2ludGVsZWdyYXBoLmNvbS9zdG9yYWdlL3VwbG9hZHMvdmlldy80M2MyNzNlYzE4ZDUwZmQ0ZjQ4YmM5OWY5Zjk3ZjlmYi5qcGc.jpg

《纽约时报》科技版记者Nathaniel Popper于4月8日发布推文称,Facebook正在寻求各风险投资公司的支持,以开发其所谓的数字代币。

Popper引用相关人士透露的消息称Facebook计划筹集10亿美元的资金来开发其加密货币项目。他表示,寻求外部投资可以使项目更加符合加密社区的去中心化精神:

“鉴于区块链项目的一大特色是去中心化,外部投资者的进入可以帮助Facebook强化该项目的去中心化特征,同时淡化该公司对项目的控制。”

Popper补充说,该项目是一个稳定币项目,将与银行账户中持有的一揽子外币挂钩。

去年12月,彭博社发表的一篇报道使“Facebook币”的消息浮出了水面。该媒体随后报道称,该代币将被用于WhatsApp应用内的转账服务,并将专注于印度的汇款市场。

2019年2月,《纽约时报》曾报道称该代币可用于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和Instagram,这意味着高达27亿的潜在用户群体。匿名消息人士告诉《纽约时报》,Facebook聘请了50多名工程师来开发其加密货币。此外,据报道,Facebook已经开始考虑在那些交易所申请上币,具体加密交易所尚未明确。

风投公司方面,Future Perfect Ventures的创始合伙人Jalak Jobanputra在2月份表示,加密熊市对风投公司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当被问及数字货币领域是否存在风险评估“打折执行”的趋势时,Jobanputra表示“鉴于去年交易量下降的情况,如果其中一些公司在二级市场的估值有所下降,我一点也不会惊讶。”


原文:NYT Reporter: Facebook Seeking $1 Bln in Venture Capital for Crypto Project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aron Wood
编译者:Maya

不做VC了!硅谷顶级风投A16Z重新注册为FA,更激进地买卖加密资产

资讯guixingren 发表了文章 • 2019-04-03 12:21 • 来自相关话题

硅谷 VC 行业正在掀起一场革命,而 A16Z 已经打响了第一枪。通过转型,A16Z 将可以在 portfolio 中间建立二级市场,还能更激进地直接参与到区块链 token 资产的买卖当中。


当风险投资人开始觉得自己承担的风险不够时,你就知道他们要干点什么了。

在4月30日期《福布斯》杂志的一篇重磅报道中,硅谷著名风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宣布,已经完成最新一期20亿美元基金。

比这个更加重要的信息是:A16Z已经提交申请,将自己的公司注册为 FA(财务顾问),正式放弃 VC(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

硅谷 VC 行业正在掀起一场革命,而 A16Z 已经打响了第一枪。


1 成为 FA,对 A16Z 意味着什么?


根据硅星人从 SEC 获得的投资顾问申请表,A16Z 目前投资了41家公司,管理总资产规模已经超过120亿美元。这家名气甚高的机构于2009年创办,目前由 Marc Andreessen 和 Ben Horowitz 两人共同全资持有。 

A16Z 总部位于加州 Menlo Park,共有148名员工。申请表显示,其中27名员工将具备 FA 职能。而《福布斯》杂志文章指出,A16Z 已将“全部150名员工注册为 FA”。依照监管法律和政策,他们将必须申报自己的资产状况,并接受 SEC 的背景调查。

未来,A16Z 将可以提供 FA 的服务:向公司(甚至是个人)提供投融资顾问服务并收取费用、在撮合的收并购交易中抽取手续费等等。并且,A16Z 以及它的员工也将被允许进行二级市场交易。

而这意味着,他们将可以更早、更自由地在二级市场上出售自己持有的旗下 portfolio 公司股权,不再需要等到后轮退出甚至 IPO 才能套现。

不仅如此,放弃 VC 的身份还意味着 A16Z 将在很大程度上摆脱 VC 行业惯例的 LP 负责制。通常,LP 的出资协议里都严格规定只能进行股权投资。现在,A16Z 为了营利而进行投资的方式将不再受到限制。

一个最直接的例子就是,通过放弃 VC 的身份变成 FA,A16Z 将可以进行比往常的风险投资业务风险更高的投资:直接下场买卖数字货币。(是的,你现在一定想到了丹华资本。) 

事实上 A16Z 早就想这样做了。它在近几年为了投资区块链项目而募集的基金 (V、V-A、V-B、V-Q)本身就是自主托管的(self-custodied),而非托管在第三方银行。这意味着在成为 FA 之后,A16Z 将能够更敏捷地在数字加密货币/token 市场上进行交易。






2 FA + 二级市场 = 投行?


毫无疑问,如果具备了在二级市场和数字货币/token市场交易的能力,还提供财务顾问服务收取服务费,这样的 A16Z 看起来确实不像传统的 VC 了——它更像是一家华尔街投行。

传统的投资银行可以自己下场做金融交易,也为其他公司提供融资等财务顾问服务(IPO 承销就是其中一种形式)。

数字货币资管公司 CoinShares 的首席战略官 Meltem Demirors 认为,A16Z 终于成为了一家投行。






Demirors 认为,A16Z 从 VC 向 FA/投行的演化,最大的好处就是 A16Z 现在可以创造一个自己的二级市场,用于交易 portfolio 公司的股权。她指出,从2017年开始,一些纽约的 VC 和被投公司就在做这样的尝试。

在管理资产规模、投资成功率回报率和知名度的维度上,创办于09年的 A16Z 是硅谷最近10年以来唯一一个能跟 VC 行业元老相提并论的 VC。如果算上本轮20亿美元,A16Z 已经完成总计91亿美元融资。包括 Facebook、Box、GitHub、Instagram 和 Zynga 在内,A16Z 已经有过多次高额回报的退出。

但如果你观察 A16Z 的 portfolio,近几年来的退出越来越少,之前的退出形式也是 IPO 和收并购各占一半。大环境是自从 Snap 上市以来,硅谷&西海岸科技独角兽的上市之旅没有一帆风顺的,都在 IPO 后很快股价破发价值缩水(最新的一个例子是 Lyft,也是 A16Z 的 portfolio 公司)。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为投资者、创业公司以及自己创造一个新的二级市场无疑是件好事——至少 A16Z 应该这样认为。





在新的框架下,A16Z 将可以 1)直接在自己的 portfolio 公司之间进行证券交易;2)自己进行证券投资;3)向 portfolio 公司推荐证券和投资产品。


至于亲自下场交易 token 这件事,A16Z 也不是第一个做的。丹华资本前两年做过一件很不同寻常的事情,就下场投资数字货币资产这件事,居然取得了 LP 的同意。遗憾的是当时区块链市场本身滑坡,丹华的投资业绩也不尽如人意。

A16Z 做这件事就一定能成功吗?显然不是,但正如前面所说,它更有钱,在硅谷的人脉更好,有更丰富的经验。随着它转型成 FA/投行/亲自下场的 token 投资者这件事的发生,上面这些优势都有可能转化成它在数字资产市场的影响力。

而且,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区块链公司。而对于这些公司,传统的股权融资将不再是必须采用的筹资方式。如果真是这样,并且 A16Z 也想要参与到其中,它肯定不能再受到传统 VC 商业模式的牵绊。它必须转变身份,才能参与到这些更加激进、风险更高的投资活动当中。

以上这些,或许才是 A16Z 从 VC 转型的真正目的。


附:VC 和 FA 的区别是什么? 


VC 和 FA 的最主要区别是商业模式。更具体来讲,商业模式上的限制。

VC 和 FA 都是当前私募股权融资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一笔对创业公司的投资为例,VC 主要投入资金、获得股权,谋求被投对象的继续增长,在该公司后续的融资当中出让股权、套现退出以完成收益;FA 是一笔投资交易的掮客、“中介”,为 VC 和寻求融资的公司牵线搭桥,在撮合的交易中收取固定比例的费用作为报偿。

VC 的钱不一定是自己的,通常它也需要去外面融资,而它的金主就是 LP(有限合伙人)。简单来说,VC 从 LP 拿到钱,订立协议几年回报,然后它就去投资小公司并在这个年限达到之前套现退出,把赚到的钱交给 LP,自己再拿取一定比例的抽成或奖金。

但是既然 VC 和 LP 之间有协议,它从 LP 拿到的钱必须按照协议使用,通俗来讲就是不能拿去炒股、买基金、买比特币和赌博,必须用于股权投资。VC 的员工只有在完成套现后才能获得一笔丰厚的回报,平时拿的是普通工资。在理论上,VC 的其他员工(比如投资经理)也不得私下提供有偿服务。

而 FA 没有这样的限制。一家 FA 公司只要有一定的资金可以启动业务即可,撮合交易赚到的钱也是自己的。FA 的员工可以有偿提供市场需要的财务顾问服务,这也是它主要的商业模式。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A16Z 申请成为 FA 的注册文件。


文 | 光谱 查看全部
a16z.jpg


硅谷 VC 行业正在掀起一场革命,而 A16Z 已经打响了第一枪。通过转型,A16Z 将可以在 portfolio 中间建立二级市场,还能更激进地直接参与到区块链 token 资产的买卖当中。



当风险投资人开始觉得自己承担的风险不够时,你就知道他们要干点什么了。

在4月30日期《福布斯》杂志的一篇重磅报道中,硅谷著名风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宣布,已经完成最新一期20亿美元基金。

比这个更加重要的信息是:A16Z已经提交申请,将自己的公司注册为 FA(财务顾问),正式放弃 VC(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

硅谷 VC 行业正在掀起一场革命,而 A16Z 已经打响了第一枪。


1 成为 FA,对 A16Z 意味着什么?


根据硅星人从 SEC 获得的投资顾问申请表,A16Z 目前投资了41家公司,管理总资产规模已经超过120亿美元。这家名气甚高的机构于2009年创办,目前由 Marc Andreessen 和 Ben Horowitz 两人共同全资持有。 

A16Z 总部位于加州 Menlo Park,共有148名员工。申请表显示,其中27名员工将具备 FA 职能。而《福布斯》杂志文章指出,A16Z 已将“全部150名员工注册为 FA”。依照监管法律和政策,他们将必须申报自己的资产状况,并接受 SEC 的背景调查。

未来,A16Z 将可以提供 FA 的服务:向公司(甚至是个人)提供投融资顾问服务并收取费用、在撮合的收并购交易中抽取手续费等等。并且,A16Z 以及它的员工也将被允许进行二级市场交易。

而这意味着,他们将可以更早、更自由地在二级市场上出售自己持有的旗下 portfolio 公司股权,不再需要等到后轮退出甚至 IPO 才能套现。

不仅如此,放弃 VC 的身份还意味着 A16Z 将在很大程度上摆脱 VC 行业惯例的 LP 负责制。通常,LP 的出资协议里都严格规定只能进行股权投资。现在,A16Z 为了营利而进行投资的方式将不再受到限制。

一个最直接的例子就是,通过放弃 VC 的身份变成 FA,A16Z 将可以进行比往常的风险投资业务风险更高的投资:直接下场买卖数字货币。(是的,你现在一定想到了丹华资本。) 

事实上 A16Z 早就想这样做了。它在近几年为了投资区块链项目而募集的基金 (V、V-A、V-B、V-Q)本身就是自主托管的(self-custodied),而非托管在第三方银行。这意味着在成为 FA 之后,A16Z 将能够更敏捷地在数字加密货币/token 市场上进行交易。

a16z2.jpg


2 FA + 二级市场 = 投行?


毫无疑问,如果具备了在二级市场和数字货币/token市场交易的能力,还提供财务顾问服务收取服务费,这样的 A16Z 看起来确实不像传统的 VC 了——它更像是一家华尔街投行。

传统的投资银行可以自己下场做金融交易,也为其他公司提供融资等财务顾问服务(IPO 承销就是其中一种形式)。

数字货币资管公司 CoinShares 的首席战略官 Meltem Demirors 认为,A16Z 终于成为了一家投行。

a16z3.jpg


Demirors 认为,A16Z 从 VC 向 FA/投行的演化,最大的好处就是 A16Z 现在可以创造一个自己的二级市场,用于交易 portfolio 公司的股权。她指出,从2017年开始,一些纽约的 VC 和被投公司就在做这样的尝试。

在管理资产规模、投资成功率回报率和知名度的维度上,创办于09年的 A16Z 是硅谷最近10年以来唯一一个能跟 VC 行业元老相提并论的 VC。如果算上本轮20亿美元,A16Z 已经完成总计91亿美元融资。包括 Facebook、Box、GitHub、Instagram 和 Zynga 在内,A16Z 已经有过多次高额回报的退出。

但如果你观察 A16Z 的 portfolio,近几年来的退出越来越少,之前的退出形式也是 IPO 和收并购各占一半。大环境是自从 Snap 上市以来,硅谷&西海岸科技独角兽的上市之旅没有一帆风顺的,都在 IPO 后很快股价破发价值缩水(最新的一个例子是 Lyft,也是 A16Z 的 portfolio 公司)。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为投资者、创业公司以及自己创造一个新的二级市场无疑是件好事——至少 A16Z 应该这样认为。

a16z4.jpg

在新的框架下,A16Z 将可以 1)直接在自己的 portfolio 公司之间进行证券交易;2)自己进行证券投资;3)向 portfolio 公司推荐证券和投资产品。


至于亲自下场交易 token 这件事,A16Z 也不是第一个做的。丹华资本前两年做过一件很不同寻常的事情,就下场投资数字货币资产这件事,居然取得了 LP 的同意。遗憾的是当时区块链市场本身滑坡,丹华的投资业绩也不尽如人意。

A16Z 做这件事就一定能成功吗?显然不是,但正如前面所说,它更有钱,在硅谷的人脉更好,有更丰富的经验。随着它转型成 FA/投行/亲自下场的 token 投资者这件事的发生,上面这些优势都有可能转化成它在数字资产市场的影响力。

而且,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区块链公司。而对于这些公司,传统的股权融资将不再是必须采用的筹资方式。如果真是这样,并且 A16Z 也想要参与到其中,它肯定不能再受到传统 VC 商业模式的牵绊。它必须转变身份,才能参与到这些更加激进、风险更高的投资活动当中。

以上这些,或许才是 A16Z 从 VC 转型的真正目的。


附:VC 和 FA 的区别是什么? 


VC 和 FA 的最主要区别是商业模式。更具体来讲,商业模式上的限制。

VC 和 FA 都是当前私募股权融资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一笔对创业公司的投资为例,VC 主要投入资金、获得股权,谋求被投对象的继续增长,在该公司后续的融资当中出让股权、套现退出以完成收益;FA 是一笔投资交易的掮客、“中介”,为 VC 和寻求融资的公司牵线搭桥,在撮合的交易中收取固定比例的费用作为报偿。

VC 的钱不一定是自己的,通常它也需要去外面融资,而它的金主就是 LP(有限合伙人)。简单来说,VC 从 LP 拿到钱,订立协议几年回报,然后它就去投资小公司并在这个年限达到之前套现退出,把赚到的钱交给 LP,自己再拿取一定比例的抽成或奖金。

但是既然 VC 和 LP 之间有协议,它从 LP 拿到的钱必须按照协议使用,通俗来讲就是不能拿去炒股、买基金、买比特币和赌博,必须用于股权投资。VC 的员工只有在完成套现后才能获得一笔丰厚的回报,平时拿的是普通工资。在理论上,VC 的其他员工(比如投资经理)也不得私下提供有偿服务。

而 FA 没有这样的限制。一家 FA 公司只要有一定的资金可以启动业务即可,撮合交易赚到的钱也是自己的。FA 的员工可以有偿提供市场需要的财务顾问服务,这也是它主要的商业模式。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A16Z 申请成为 FA 的注册文件。


文 | 光谱

神秘的FBG资本,与它所经历的荣耀与动荡

公司chainbs 发表了文章 • 2019-03-18 11:59 • 来自相关话题

众所周知,FBG资本及其创始人周硕基是加密数字资产市场最大的赢家之一,有媒体统计目前总投资数量超过80个,其中包括OmiseGO、Zilliqa、0X、Aelf等众多知名项目,去年8月周硕基还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

但是,公众对FBG以及周硕基的了解仍然相当有限,FBG资本不设PR部门、自身几乎没有任何PR,周硕基本人的公开采访报道只有两三篇。FBG资本究竟是怎样发展壮大的?FBG的投资风格与特点是怎样的?如今又遇到了怎样的困难?多数人都对此感到模糊与好奇。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链捕手采访了数十位与FBG资本或周硕基打过交道的创业者与投资人,尽管采访难度超出过往,但我们仍然获取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资料,并希望通过本文帮助各位读者了解一个尽可能详实真切的FBG资本与周硕基,同时以FBG资本为典型折射出整个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生存状态。


01 发展历程与策略


如今的FBG资本与周硕基浑然一体,但在其创立之初并非如此。

据链捕手查询,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在多个场合自称为FBG资本的创始人之一。「FBG当时(16年6-7月)是我牵头找硕基搞的,他当时还在做一些交易和汇兑相关的事情,我觉得并不sexy。」徐义吉在去年12月接受499block访谈时说道,「发起基金后,我们募集了1000个BTC。」

尽管在FBG资本的所有资料与报道中,都没有出现任何与徐义吉相关的信息,但链捕手通过FBG早期投资项目ICO365创始人李雄等多个渠道佐证了部分信息。

「FBG资本其实是由周硕基与徐义吉两人发起成立,16年下半年的投资过程中我与他们两人都有很多沟通。」李雄告诉链捕手。不过在16年9月,徐义吉在拿到蚂蚁金服的Offer后就慢慢淡出FBG资本相关业务,尽管一年后再度回到币圈,也与FBG资本再无公开交集。

由此,周硕基成为FBG资本的唯一控制人,同时也开启了FBG资本的快速发展阶段。彼时,比特币价格已经连续2年在4000元以下浮动,新一轮牛市正在酝酿。「很多机构因为入场过早就没有做成,但FBG入场的时间点特别合适,处于比特币的上升期。」某知名投资机构合伙人何祎(化名)说。

周硕基也曾在一次活动谈及为什么他要在这个时间进入投资市场。周硕基从14年开始就进入数字货币二级市场,除了直接投资比特币以外,他还频繁实施「搬砖」与量化等套利交易策略。在这个过程中,周硕基发现了两个趋势,一是数字资产规模会继续扩大,二是比特币的份额会持续下降,「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在高速增长中,找到下一个份额不断扩大的资产,或者是一类资产。」周硕基在活动中说道。

同时,16、17年区块链投资的主体大部分都是个人,只有分布式投资等为数不多的几家机构聚焦于区块链投资,此外还有丹华资本、PreAngle等少数股权投资机构开始尝试区块链投资,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格局尚处于相当早期的阶段。

为了尽快形成FBG资本的差异化优势,周硕基采取了一个如今看来相当聪明的策略,即将海外优质项目带到国内。「当时FBG有一定的前瞻性,带着海外的不少项目在中国做路演,构建了一些资源连接。」徐义吉还在那个访谈中表示。

李雄也表示,当初ICO365平台上的AE、SNT等币种都是FBG资本引荐过来的,「帮主非常善于引进牛逼的海外项目,然后在中国社区引爆。」





周硕基 (来自《福布斯》杂志)


作为「大V帮」的帮主,周硕基在人脉资源方面与行业视野的确具有显著优势,例如他与火币始终保持紧密联系,在FBG资本入选火币超级节点之外,周硕基担任了火币区块链+ 产业联盟委员会委员、竞选火币公链领袖。这些资源优势一方面有助于提升被投项目的知名度与竞争力,另一方面可以反过来增强公众对FBG资本的品牌认知。

「他非常地谦逊友好,总是很乐意去帮助我们,给我们提出了许多建议和方向,办活动都会找我们过去,而且也经常在群里分享他对行业的看法。」FBG投资项目Ultrain联合创始人Emma Liao对周硕基的为人赞不绝口。另一个要求匿名的FBG投资项目创始人也表示,周硕基最大的特点就是仗义。

值得注意的是,周硕基还相当热衷于为被投项目担任顾问,其中包括Aeternity、Aelf、Zilliqa、Covalent等至少9个项目,这在主流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投资人中并不常见。

更重要的是,周硕基的眼光的确毒辣,投中了0X、OmiseGO、Zilliqa等众多回报率高、成长性强的项目,为FBG资本带来数十倍乃至上百倍的收益,并奠定了FBG资本在行业的地位。

至于FBG资本的投资特点与流程,Emma Liao向链捕手表示,在她看来FBG资本的投资决策流程非常符合传统VC投资的流程与规则,「FBG投委会每个人都与我们进行了深入沟通,对项目的竞争壁垒、技术水准、团队背景等方面都进行了调研,非常深入严谨。」

而在去年《福布斯 》杂志的报道中,FBG资本前交易员Gordon Chen也透露过FBG非正统的ICO投资方法,其中包括密切关注创始团队、监控Telegram上的聊天室,并与学者、科学家、工程师、投资者和社区领袖保持沟通。Chen还表示,他被要求调查ICO项目时,不断与加密项目团队会面,「我本周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

17年10月,FBG资本启动了全球化战略,陆续在美国、韩国、新加坡、以色列等国家设立办公室,至18年8月一共有近50名全职员工在全球参与投资业务,这有助于FBG资本开拓更多项目获取渠道、及时了解更多市场动向。据链捕手粗略统计,18年FBG资本近一半投资项目都属于以国外背景为主的项目。同时,很少有其他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实现同等程度的全球化布局程度,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构成为FBG资本的护城河之一。

FBG资本另一项重要支柱业务则是二级市场交易,包括以套利为目的的高频交易、基于内幕消息与市场判断的短期交易等。在18年之前,对于绝大多数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而言,几乎所有业务都集中在一级市场,但得益于周硕基此前丰富的二级市场操作经验,FBG资本自创立之初就将二级市场交易视为最重要的业务之一,这也为FBG资本带去了颇为丰厚的利润。





FBG资本于18年制作的用于募资的文件资料


在投资与交易业务取得较高成绩后,周硕基的野心逐渐不满于此,他在接受BABI财经采访时表示其愿景是将FBG资本打造为「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高盛在传统金融领域拥有极强的掌控力,覆盖投资银行、资产管理、投资、咨询等众多业务,但目前区块链行业各个角色都比较分散,「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对所有主要玩家都充满诱惑力。

因此,FBG资本在18年上半年还成立了多个衍生业务品牌,包括交易解决方案提供商FBG ONE、智库部门FGB X Lab,此外还有与被投公司联合成立的营销咨询公司Block72,试图凭此将多年来积累的经验技巧系统性输出给行业,进而形成并提升整个FBG体系的生态竞争力。

与此同时,FBG资本的团队规模也在快速扩张,从华兴资本、华为、Gemini、平安保险等知名企业引入大量高级人才。一位区块链投资人张槿(化名)曾去FBG北京办公室与其研究部门打过多次交道,他发现该团队成员大多为三四十岁,工作经验非常丰富,显著区别于其他研究机构以年轻人为主的状况。

随着各个衍生业务线陆续展开,FBG资本的公共关系策略逐渐发生转变。「在我们扩张的关键时期,我们需要一些声音出现在主流媒体。」周硕基在去年8月接受BABI财经时表示。

基于前述心态,此前几乎没有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的周硕基在去年7-8月也终于打破惯例,接受了《福布斯》杂志与BABI财经的采访,但周硕基可能并没有料到这次采访反而给他造成许多负面效果。知情人士告诉链捕手,周硕基对《福布斯》那篇报道很不满意。

在《福布斯》的报道《Tricks of a Crypto Trader》中,周硕基的市场操作被称为「Tricks」(伎俩),带有明显的轻蔑意味。同时,这篇报道还指出FBG资本屡屡通过内幕消息与营销炒作获利,「在这里,民主理想就是一个笑话,人们靠获知内幕通往财富自由」。


02 寒冬之际积弊爆发


不过,周硕基可能更没有料到的是,在FBG资本打算扩充业务线、提升曝光度的同时,行业形势急转直下,比特币价格在去年7、8月从8231美元跌至5884美元,此后虽有所回升但又于年底从6000多美元跌至最低近3000美元,其他主流币种、中小币种的跌幅则更大,跌破私募价的币种亦不在少数。





比特币价格自去年7月底以后的走势


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加密货币投资机构都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盈利难、退出难、募资难,投资规模越大亏损越严重,FBG资本也不例外。

FBG资本投资的大量项目币价也都大幅下跌,甚至「被套」,其用于投资的资产面临着巨大贬值损失。此外,很多被投项目不愿意在熊市登陆交易所,从投资到上所交易所需的平均时间大幅超出牛市阶段,再加上二级市场「被套」,FBG资本很可能在最近半年面临着现金回笼困难、现金流萎缩的窘境。

「(币价一直跌)对我们整个流动性策略管理会有影响,我们现在会更关注流动性,投资速度会放缓,要求会更高。」周硕基在去年8月接受媒体人陈一佳采访时说。

根据Crunchbase数据以及其他网络资料,链捕手发现FBG资本自去年9月至今只投资了3个区块链项目,分别是AERGO、Ampleforth、ThunderCore,不及去年1-8月投资数量的十分之一。「跟大部分加密货币投资机构一样,FBG此前募来的钱基本上都花光了。」何祎说。

而在整个行业财富缩水 、熊市深不见底的情况下,FBG资本新一轮基金募资也无法再现过往几年的顺利态势,面临着推进缓慢的窘境。

量化套利一直是FBG资本实现资产增值、获取利润的重要手段,但18年以来大量量化团队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甚至成为主流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标配,竞争形势越来越激烈,整个行业的量化套利空间大幅缩水,即便是以量化套利起家的FBG资本也难以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保持原有水准。

上述问题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普遍情形,但FBG资本实际上也有自身更加棘手的特殊问题。「FBG最大的问题就是留不住人,流动性很高。」何祎告诉链捕手,FBG资本人员流动性要高于其他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许多高管也已经离职。

据链捕手多方面了解,主要操盘二级市场的FBG资本合伙人Bo Dong已于18年初离职创业,FBG资本合伙人、FBG X Lab负责人Richard Liu于18年下半年离职,此外还有多名高管与员工在18年下半年离职。

链捕手未能成功采访到FBG资本离职人员了解进一步信息 ,但何祎告诉链捕手,这可能是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同时FBG资本的管理体系也存在问题。「现在整个团队都被周硕基管得很严,该给的钱都会给,就防着他们走。」何祎说。

至于FBG X等衍生业务,由于整体行情较差、团队成员流动性较高等原因,大多已经搁置或进展缓慢。

总的来看,FBG资本凭借先发优势与合理策略在加密货币市场取得亮眼成绩,但在如今遭遇行业寒冬之际,FBG资本搭建的业务体系与团队架构所暗藏的积弊相继爆发,实质竞争力或许还有所减弱。不过好在FBG资本的行业地位几乎未受影响,时间窗口也还充裕,FBG资本与周硕基需要尽快找到新的突破口,重新构造FBG体系的内部机制文化与外部壁垒。

毕竟,高盛之所以成为高盛,并不在于擅长各种资源的变现或精明取巧的投机,而是在于其专业完备专业的管理架构、以合伙人文化为代表的精神内核,以及对行业趋势的深刻洞察,这对所有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而言都任重道远。

实际上,FBG资本的遭遇仅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当下状况的一个缩影,在财富快速聚集、赞誉奔涌而至的情形下,许多投资机构的投资机制、管理体系的专业程度都未能跟上自身规模的增长速度,致使现今出现前述问题 。熊市对这些机构而言既是摧残与折磨,也是蜕变与进化的契机。

区块链行业的发展状大,定然离不开投资机构的支持,特别是那些具有深刻洞察力与行业责任感的机构 。FBG资本们如果能把握这个契机,努力加强团队文化建设、优化管理与风控机制以及提升行业趋势把握能力等,并积极为行业长远发展做贡献、追求价值投资,势必能赋予自身穿越牛熊的气质与能力,继而真正有资格向「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名号发起冲击。


作者/龚荃宇
编辑/潘宇波 查看全部
fbg.jpg

众所周知,FBG资本及其创始人周硕基是加密数字资产市场最大的赢家之一,有媒体统计目前总投资数量超过80个,其中包括OmiseGO、Zilliqa、0X、Aelf等众多知名项目,去年8月周硕基还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

但是,公众对FBG以及周硕基的了解仍然相当有限,FBG资本不设PR部门、自身几乎没有任何PR,周硕基本人的公开采访报道只有两三篇。FBG资本究竟是怎样发展壮大的?FBG的投资风格与特点是怎样的?如今又遇到了怎样的困难?多数人都对此感到模糊与好奇。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链捕手采访了数十位与FBG资本或周硕基打过交道的创业者与投资人,尽管采访难度超出过往,但我们仍然获取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资料,并希望通过本文帮助各位读者了解一个尽可能详实真切的FBG资本与周硕基,同时以FBG资本为典型折射出整个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生存状态。


01 发展历程与策略


如今的FBG资本与周硕基浑然一体,但在其创立之初并非如此。

据链捕手查询,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在多个场合自称为FBG资本的创始人之一。「FBG当时(16年6-7月)是我牵头找硕基搞的,他当时还在做一些交易和汇兑相关的事情,我觉得并不sexy。」徐义吉在去年12月接受499block访谈时说道,「发起基金后,我们募集了1000个BTC。」

尽管在FBG资本的所有资料与报道中,都没有出现任何与徐义吉相关的信息,但链捕手通过FBG早期投资项目ICO365创始人李雄等多个渠道佐证了部分信息。

「FBG资本其实是由周硕基与徐义吉两人发起成立,16年下半年的投资过程中我与他们两人都有很多沟通。」李雄告诉链捕手。不过在16年9月,徐义吉在拿到蚂蚁金服的Offer后就慢慢淡出FBG资本相关业务,尽管一年后再度回到币圈,也与FBG资本再无公开交集。

由此,周硕基成为FBG资本的唯一控制人,同时也开启了FBG资本的快速发展阶段。彼时,比特币价格已经连续2年在4000元以下浮动,新一轮牛市正在酝酿。「很多机构因为入场过早就没有做成,但FBG入场的时间点特别合适,处于比特币的上升期。」某知名投资机构合伙人何祎(化名)说。

周硕基也曾在一次活动谈及为什么他要在这个时间进入投资市场。周硕基从14年开始就进入数字货币二级市场,除了直接投资比特币以外,他还频繁实施「搬砖」与量化等套利交易策略。在这个过程中,周硕基发现了两个趋势,一是数字资产规模会继续扩大,二是比特币的份额会持续下降,「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在高速增长中,找到下一个份额不断扩大的资产,或者是一类资产。」周硕基在活动中说道。

同时,16、17年区块链投资的主体大部分都是个人,只有分布式投资等为数不多的几家机构聚焦于区块链投资,此外还有丹华资本、PreAngle等少数股权投资机构开始尝试区块链投资,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格局尚处于相当早期的阶段。

为了尽快形成FBG资本的差异化优势,周硕基采取了一个如今看来相当聪明的策略,即将海外优质项目带到国内。「当时FBG有一定的前瞻性,带着海外的不少项目在中国做路演,构建了一些资源连接。」徐义吉还在那个访谈中表示。

李雄也表示,当初ICO365平台上的AE、SNT等币种都是FBG资本引荐过来的,「帮主非常善于引进牛逼的海外项目,然后在中国社区引爆。」

zhou.jpg

周硕基 (来自《福布斯》杂志)


作为「大V帮」的帮主,周硕基在人脉资源方面与行业视野的确具有显著优势,例如他与火币始终保持紧密联系,在FBG资本入选火币超级节点之外,周硕基担任了火币区块链+ 产业联盟委员会委员、竞选火币公链领袖。这些资源优势一方面有助于提升被投项目的知名度与竞争力,另一方面可以反过来增强公众对FBG资本的品牌认知。

「他非常地谦逊友好,总是很乐意去帮助我们,给我们提出了许多建议和方向,办活动都会找我们过去,而且也经常在群里分享他对行业的看法。」FBG投资项目Ultrain联合创始人Emma Liao对周硕基的为人赞不绝口。另一个要求匿名的FBG投资项目创始人也表示,周硕基最大的特点就是仗义。

值得注意的是,周硕基还相当热衷于为被投项目担任顾问,其中包括Aeternity、Aelf、Zilliqa、Covalent等至少9个项目,这在主流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投资人中并不常见。

更重要的是,周硕基的眼光的确毒辣,投中了0X、OmiseGO、Zilliqa等众多回报率高、成长性强的项目,为FBG资本带来数十倍乃至上百倍的收益,并奠定了FBG资本在行业的地位。

至于FBG资本的投资特点与流程,Emma Liao向链捕手表示,在她看来FBG资本的投资决策流程非常符合传统VC投资的流程与规则,「FBG投委会每个人都与我们进行了深入沟通,对项目的竞争壁垒、技术水准、团队背景等方面都进行了调研,非常深入严谨。」

而在去年《福布斯 》杂志的报道中,FBG资本前交易员Gordon Chen也透露过FBG非正统的ICO投资方法,其中包括密切关注创始团队、监控Telegram上的聊天室,并与学者、科学家、工程师、投资者和社区领袖保持沟通。Chen还表示,他被要求调查ICO项目时,不断与加密项目团队会面,「我本周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

17年10月,FBG资本启动了全球化战略,陆续在美国、韩国、新加坡、以色列等国家设立办公室,至18年8月一共有近50名全职员工在全球参与投资业务,这有助于FBG资本开拓更多项目获取渠道、及时了解更多市场动向。据链捕手粗略统计,18年FBG资本近一半投资项目都属于以国外背景为主的项目。同时,很少有其他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实现同等程度的全球化布局程度,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构成为FBG资本的护城河之一。

FBG资本另一项重要支柱业务则是二级市场交易,包括以套利为目的的高频交易、基于内幕消息与市场判断的短期交易等。在18年之前,对于绝大多数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而言,几乎所有业务都集中在一级市场,但得益于周硕基此前丰富的二级市场操作经验,FBG资本自创立之初就将二级市场交易视为最重要的业务之一,这也为FBG资本带去了颇为丰厚的利润。

ziliao.jpg

FBG资本于18年制作的用于募资的文件资料


在投资与交易业务取得较高成绩后,周硕基的野心逐渐不满于此,他在接受BABI财经采访时表示其愿景是将FBG资本打造为「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高盛在传统金融领域拥有极强的掌控力,覆盖投资银行、资产管理、投资、咨询等众多业务,但目前区块链行业各个角色都比较分散,「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对所有主要玩家都充满诱惑力。

因此,FBG资本在18年上半年还成立了多个衍生业务品牌,包括交易解决方案提供商FBG ONE、智库部门FGB X Lab,此外还有与被投公司联合成立的营销咨询公司Block72,试图凭此将多年来积累的经验技巧系统性输出给行业,进而形成并提升整个FBG体系的生态竞争力。

与此同时,FBG资本的团队规模也在快速扩张,从华兴资本、华为、Gemini、平安保险等知名企业引入大量高级人才。一位区块链投资人张槿(化名)曾去FBG北京办公室与其研究部门打过多次交道,他发现该团队成员大多为三四十岁,工作经验非常丰富,显著区别于其他研究机构以年轻人为主的状况。

随着各个衍生业务线陆续展开,FBG资本的公共关系策略逐渐发生转变。「在我们扩张的关键时期,我们需要一些声音出现在主流媒体。」周硕基在去年8月接受BABI财经时表示。

基于前述心态,此前几乎没有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的周硕基在去年7-8月也终于打破惯例,接受了《福布斯》杂志与BABI财经的采访,但周硕基可能并没有料到这次采访反而给他造成许多负面效果。知情人士告诉链捕手,周硕基对《福布斯》那篇报道很不满意。

在《福布斯》的报道《Tricks of a Crypto Trader》中,周硕基的市场操作被称为「Tricks」(伎俩),带有明显的轻蔑意味。同时,这篇报道还指出FBG资本屡屡通过内幕消息与营销炒作获利,「在这里,民主理想就是一个笑话,人们靠获知内幕通往财富自由」。


02 寒冬之际积弊爆发


不过,周硕基可能更没有料到的是,在FBG资本打算扩充业务线、提升曝光度的同时,行业形势急转直下,比特币价格在去年7、8月从8231美元跌至5884美元,此后虽有所回升但又于年底从6000多美元跌至最低近3000美元,其他主流币种、中小币种的跌幅则更大,跌破私募价的币种亦不在少数。

zoushi.jpg

比特币价格自去年7月底以后的走势


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加密货币投资机构都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盈利难、退出难、募资难,投资规模越大亏损越严重,FBG资本也不例外。

FBG资本投资的大量项目币价也都大幅下跌,甚至「被套」,其用于投资的资产面临着巨大贬值损失。此外,很多被投项目不愿意在熊市登陆交易所,从投资到上所交易所需的平均时间大幅超出牛市阶段,再加上二级市场「被套」,FBG资本很可能在最近半年面临着现金回笼困难、现金流萎缩的窘境。

「(币价一直跌)对我们整个流动性策略管理会有影响,我们现在会更关注流动性,投资速度会放缓,要求会更高。」周硕基在去年8月接受媒体人陈一佳采访时说。

根据Crunchbase数据以及其他网络资料,链捕手发现FBG资本自去年9月至今只投资了3个区块链项目,分别是AERGO、Ampleforth、ThunderCore,不及去年1-8月投资数量的十分之一。「跟大部分加密货币投资机构一样,FBG此前募来的钱基本上都花光了。」何祎说。

而在整个行业财富缩水 、熊市深不见底的情况下,FBG资本新一轮基金募资也无法再现过往几年的顺利态势,面临着推进缓慢的窘境。

量化套利一直是FBG资本实现资产增值、获取利润的重要手段,但18年以来大量量化团队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甚至成为主流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标配,竞争形势越来越激烈,整个行业的量化套利空间大幅缩水,即便是以量化套利起家的FBG资本也难以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保持原有水准。

上述问题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普遍情形,但FBG资本实际上也有自身更加棘手的特殊问题。「FBG最大的问题就是留不住人,流动性很高。」何祎告诉链捕手,FBG资本人员流动性要高于其他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许多高管也已经离职。

据链捕手多方面了解,主要操盘二级市场的FBG资本合伙人Bo Dong已于18年初离职创业,FBG资本合伙人、FBG X Lab负责人Richard Liu于18年下半年离职,此外还有多名高管与员工在18年下半年离职。

链捕手未能成功采访到FBG资本离职人员了解进一步信息 ,但何祎告诉链捕手,这可能是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同时FBG资本的管理体系也存在问题。「现在整个团队都被周硕基管得很严,该给的钱都会给,就防着他们走。」何祎说。

至于FBG X等衍生业务,由于整体行情较差、团队成员流动性较高等原因,大多已经搁置或进展缓慢。

总的来看,FBG资本凭借先发优势与合理策略在加密货币市场取得亮眼成绩,但在如今遭遇行业寒冬之际,FBG资本搭建的业务体系与团队架构所暗藏的积弊相继爆发,实质竞争力或许还有所减弱。不过好在FBG资本的行业地位几乎未受影响,时间窗口也还充裕,FBG资本与周硕基需要尽快找到新的突破口,重新构造FBG体系的内部机制文化与外部壁垒。

毕竟,高盛之所以成为高盛,并不在于擅长各种资源的变现或精明取巧的投机,而是在于其专业完备专业的管理架构、以合伙人文化为代表的精神内核,以及对行业趋势的深刻洞察,这对所有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而言都任重道远。

实际上,FBG资本的遭遇仅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当下状况的一个缩影,在财富快速聚集、赞誉奔涌而至的情形下,许多投资机构的投资机制、管理体系的专业程度都未能跟上自身规模的增长速度,致使现今出现前述问题 。熊市对这些机构而言既是摧残与折磨,也是蜕变与进化的契机。

区块链行业的发展状大,定然离不开投资机构的支持,特别是那些具有深刻洞察力与行业责任感的机构 。FBG资本们如果能把握这个契机,努力加强团队文化建设、优化管理与风控机制以及提升行业趋势把握能力等,并积极为行业长远发展做贡献、追求价值投资,势必能赋予自身穿越牛熊的气质与能力,继而真正有资格向「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名号发起冲击。


作者/龚荃宇
编辑/潘宇波

熊市正是投资时,加密对冲基金纷纷转型风险投资基金

市场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2-01 15:55 • 来自相关话题

随着加密货币价格持续低迷,投资数字资产的对冲基金却表现得越来越像风险投资基金。

在2018年市场崩溃前一度管理超过十亿美元资产的数字货币基金Polychain Capital刚刚募集了一笔1.75亿美元的资金,锁定期7年。BlockTower Capital最近聘请Eric Friedman负责该公司的风险投资策略。Arca Funds正在考虑收购陷入困境的加密项目的股权。

Arca合伙人兼投资组合经理Jeff Dorman表示:

    “不必要的收购甚至激进投资都存在很多机会,因为通常你能够以低于公司现金价值(cash value)的价格购入。”


在ICO泡沫破裂后,投资的界限正在模糊。但是随着监管机构的整顿增加了强制项目方退回投资款的风险,同时去年加密货币价格暴跌近90%,很多投资者都希望引入基金的投资。


每年启动的加密基金

加密风险基金的数量超过了对冲基金






根据Crypto Fund Research的研究,去年有大约125个的风险投资基金创立,相比之下,去年启动的对冲基金有115个。

Multicoin资本管理公司的管理合伙人Kyle Samani说:

    “基金已经悄悄从对冲基金转型成为风险基金,因为其流动组合资产的市值大幅缩水,使其管理的资产有很大部分缺乏流动性。”


许多基金都集中在收购SAFTs,即未来代币的简单协议(Simple Agreement for Future Tokens)。一旦创业公司成功发行代币,这种协议往往能让投资基金以低至2折的价格买入代币。

“如果你能够获得折扣,并以这种方式降低风险,那么它将非常有用。”Pantera资本管理公司的合伙人Paul Veradittakit说。他预计将看到更多的公司以这种方式筹集资金,并且Pantera在ICO之前投资加密货币的基金“与风险投资非常相似”。

根据Eurekahedge Crypto-Currency Hedge Fund Index的数据,加密对冲基金去年平均亏损约70%。根据前美林分析师管理的咨询公司Crypto Fund Research的数据,2018年有42个加密基金关闭,目前全球还有740个加密基金。但规模可能会进一步缩小。






加密对冲基金Ikigai的创始人Travis Kling表示:“2019将是将小麦从谷壳中分离出来(大浪淘沙)的年份,这个观点同时适用于项目方和基金。”该公司正在对SAFT进行评估。

即使有很多加密基金倒闭,但是一些对冲基金经理表示他们也看到有投资者流入。

Multicoin的Samani说:

    “我们正在与很多机构投资者洽谈。有很多人已经关注加密货币一年,甚至两年多,正在等待加密市场降温。目前他们还在观望。”


与ICO热时的挣快钱不同,投资者必须要有耐心,不要期望快速得到回报。许多新基金的锁定时间都是两年,或者四年,甚至像Polychain一样锁定七年。

Polychain的Carlson-Wee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

    “就像对于早期技术和早期公司的任何投资一样,它在成功时通常会让人感觉像是一夜成名,而实际上,这些技术的发展需要很长时间。”



原文: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01-30/crypto-funds-morph-into-venture-capitalists-shunned-in-ico-boom
作者:Olga Kharif
编译:Apatheticco 查看全部
201902010729513087.jpg

随着加密货币价格持续低迷,投资数字资产的对冲基金却表现得越来越像风险投资基金。

在2018年市场崩溃前一度管理超过十亿美元资产的数字货币基金Polychain Capital刚刚募集了一笔1.75亿美元的资金,锁定期7年。BlockTower Capital最近聘请Eric Friedman负责该公司的风险投资策略。Arca Funds正在考虑收购陷入困境的加密项目的股权。

Arca合伙人兼投资组合经理Jeff Dorman表示:


    “不必要的收购甚至激进投资都存在很多机会,因为通常你能够以低于公司现金价值(cash value)的价格购入。”



在ICO泡沫破裂后,投资的界限正在模糊。但是随着监管机构的整顿增加了强制项目方退回投资款的风险,同时去年加密货币价格暴跌近90%,很多投资者都希望引入基金的投资。


每年启动的加密基金

加密风险基金的数量超过了对冲基金

201902010724271535.png


根据Crypto Fund Research的研究,去年有大约125个的风险投资基金创立,相比之下,去年启动的对冲基金有115个。

Multicoin资本管理公司的管理合伙人Kyle Samani说:


    “基金已经悄悄从对冲基金转型成为风险基金,因为其流动组合资产的市值大幅缩水,使其管理的资产有很大部分缺乏流动性。”



许多基金都集中在收购SAFTs,即未来代币的简单协议(Simple Agreement for Future Tokens)。一旦创业公司成功发行代币,这种协议往往能让投资基金以低至2折的价格买入代币。

“如果你能够获得折扣,并以这种方式降低风险,那么它将非常有用。”Pantera资本管理公司的合伙人Paul Veradittakit说。他预计将看到更多的公司以这种方式筹集资金,并且Pantera在ICO之前投资加密货币的基金“与风险投资非常相似”。

根据Eurekahedge Crypto-Currency Hedge Fund Index的数据,加密对冲基金去年平均亏损约70%。根据前美林分析师管理的咨询公司Crypto Fund Research的数据,2018年有42个加密基金关闭,目前全球还有740个加密基金。但规模可能会进一步缩小。

201902010727228975.png


加密对冲基金Ikigai的创始人Travis Kling表示:“2019将是将小麦从谷壳中分离出来(大浪淘沙)的年份,这个观点同时适用于项目方和基金。”该公司正在对SAFT进行评估。

即使有很多加密基金倒闭,但是一些对冲基金经理表示他们也看到有投资者流入。

Multicoin的Samani说:


    “我们正在与很多机构投资者洽谈。有很多人已经关注加密货币一年,甚至两年多,正在等待加密市场降温。目前他们还在观望。”



与ICO热时的挣快钱不同,投资者必须要有耐心,不要期望快速得到回报。许多新基金的锁定时间都是两年,或者四年,甚至像Polychain一样锁定七年。

Polychain的Carlson-Wee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


    “就像对于早期技术和早期公司的任何投资一样,它在成功时通常会让人感觉像是一夜成名,而实际上,这些技术的发展需要很长时间。”




原文: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01-30/crypto-funds-morph-into-venture-capitalists-shunned-in-ico-boom
作者:Olga Kharif
编译:Apatheticco

硅谷风投教父Tim Draper:比特币革命才刚刚开始

观点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1-15 12:00 • 来自相关话题

导读:Tim Draper是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公司德丰杰基金(Draper Fisher Jurvetson)的创始人,他投资了150家科技企业,包括Hotmail、百度、Skype。同时,德丰杰基金也是特斯拉与SpaceX的早期投资者。

Tim Draper与比特币的故事可谓一段传奇。在每个比特币价值仅6美元之时,他投资25万美元购入了4万多个比特币。然而,在2014年著名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被盗事件中,他失去了所拥有的4万个比特币。同一年,在美国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被查封时,他又以近2000万美元的价格,通过拍卖买入了3.2万个比特币。也是在这一年,他预测一个比特币将在三年内达到一万美元。2017年,他的预测成为了现实。

在本文中,Tim Draper讲述了与比特币的不解之缘,以及对比特币、区块链未来的看法。

本文发表于CoinDesk,为纪念比特币诞生十周年的专题文章之一。 


以下为全文:


我第一次发现数字货币的潜力可能已经不止十年、大概距今要有十五年了。这期间,我目睹了比特币的一些起起伏伏,然而时至今日,我反而比以往更加确信比特币的革命正在到来。

2004年,我从一位富有的韩国企业家那里了解到,人们正在把现实世界的资金用于购买数字形式的物品,比如多玩家参与的电子竞技游戏里的武器,要知道,当时韩国网络游戏“天堂”(Lineage)在首尔风靡一时。

这让我感到,虚拟商品回带来了一门大生意。

而后,在2011年左右,Joel Yarmon成为了第一个向我介绍比特币的人。他那时收购了Peter Vincennes的公司Coinlab,并向我们做宣讲称比特币是一种新的货币,可能用来储值和支付,而不仅仅是一个推动电玩游戏进步的“简单发明”。

我很快就了解到比特币的基本概念,包括矿工、钱包等等。随着时间推移,挖矿可以挖到的比特币越来越少,这意味着比特币会升值,因为挖出的比特币减少了,使用的比特币增加了。实际上,由于比特币传播越来越广,使用越来越普及,其自身的价值就可能上涨。

Coinlab将成为着重于比特币的创新者和挖掘者,我们也对这家公司做了一点投资。我儿子Adam成立了一个创业加速器,名叫Boost VC,专门致力于培养比特币和区块链领域利的初创公司,他也是首批投资Coinbase的投资人。

也大概在那个时候,我问Peter,我有没有可能买价值25万美元的比特币。他以约6美元的单价给我买了一些,然后存在当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Peter告诉我,他会从Butterfly Labs买一种运行速度高的挖矿芯片,那样一来,我们还能以更低的成本挖到比特币。当然,最终我们在这两方面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

首先,那款挖矿芯片推迟发货了,Butterfly Labs并没有按照Peter的订单发货,而是自己用它挖矿。等Peter收到ASIC芯片时,挖矿的难度已经增加了很多。还有就是,我买的比特币又被Mt.Gox弄“丢”了。


01 比特币的韧性
 

但是,Mt.Gox倒台的同时,还出现了一件重要的事。虽然Mt.Gox申请破产,比特币的价格却只下跌了大约20%,因为比特币还在其他交易所交易。这件事让我大吃一惊,彻底迷上了比特币。

我意识到,这种新生数字货币的需求非常强劲,即使是大规模失窃,也不会妨碍它一直为我们创造交易、存储和转移资金的新方式。金融危机以来,人们对美国政府和所谓的法定货币已经失去了信心。此后,我继续支持Boost VC投资的多家比特币公司,因为我发现越来越人使用比特币,出现了巨大的商机。

另一件事促使我涉足比特币领域。美国法警局没收了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所持的比特币,将近3万枚比特币被拍卖。我将这视为一个机会,可以利用它重新买回我丢失的比特币。

当时比特币的市价是618美元。我在最后一刻决定,以高于市价的报价竞标,我报了632美元,拿下了拍卖的一整批比特币。

作为一个必然会出手的买家,我先是有些后悔,出了一个谁都不愿意出的高价买下来,而后就在考虑,怎样能让这些原本来路不正的比特币用在正道。我决定用它们支持比特币在一些新兴市场推广,因为那些国家的人民已经不信任自己国家的法定货币了。

不仅如此,这些国家的很多人民其实很难获得银行服务,因为银行根本不愿意把心思和成本花在“散户”身上。还有,那些声称为保护小微客户而设立的监管法规其实也没什么效果,让这些客户根本无法参与到日常经济之中。毫无疑问,大多数银行根本不会“理睬”这些小客户,但此类客户规模高达数十亿人,但他们其实是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

Avish Bhama是初创公司Mirror的创始人,该公司也获得了Boost VC的投资,他们帮我设计了一个出色的计划,用于在新兴国家市场推广比特币。通过这个计划,发展中国家的民众能以比特币作为“轨道”、作为交易的渠道,投资任何事物,甚至包括做空他们本国的法定货币。

Mirror后来改变了商业模式,但我此后支持的一些公司也在将新兴市场作为自己主打的市场,比如非洲的BitPesa、拉美的Bitpagos和东南亚的CoinHako。


02 比特币的巨大潜力
 

对于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未来可能性和潜力,我感到印象深刻。比特币是一种能够在世界任何地方被接受的货币,而且不会受到任何政府摩擦或干扰的影响。与贵金属和艺术品这些价值存储不同,比特币这种价值存储解决方案根本不需要房间和存储空间来保存,它就像是一种“零阻力”货币,可以根据智能合约自动转移,而且也不会受到来自监管法规和会计规则的约束。

不仅如此,比特币还有很多其他用户。

比特币钱包也可以用作转账合约的托管、遗产再分配、或是分配支付股息和股票。区块链技术能够用来追踪资金、数据、库存、合同等,而且还能被用来涉及“智能合约”,以便更便捷地预测交易可能性,以最合理的方式自动分配资金。企业还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自动向员工支付工资和福利、向股东支付股息、或是向票据持有人支付利息和本金,完全可以满足精准计算和自动化会计的需要。

区块链可以轻松管理三方转账交易,最终可以在不需要信用卡或借记卡的情况下处理零售交易。另外,保险公司也可以使用区块链来高效管理索赔、并自动化收集理赔材料。在房产托管和所有权管理方面,区块链可以促成买方和卖方迅速完成交易。药品和食品也可以通过区块链进行溯源认证,确保安全性。

更重要的是,区块链技术是诚实、廉洁、安全、平等的,美国政府可以通过比特币和区块链对公民和企业进行数据验证,更高效地管理社会保障、公民福利、医疗保险、劳动补偿、残疾救助等公共事业,让区块链变成美国政府的“雇员”。


03 变革即将到来
 

对于许多行业来说,如果不从根本上进行彻底颠覆改变,就无法适应新思维创新。人们必须意识到,作为几个世纪以来最值得信赖的第三方银行,将很快被计算机所取代,这些计算机会通过区块链来监控人们所持有的资产。相比于那些需要依赖人工的实体店,银行业务其实更加单调,而且也更简单、更安全、更容易。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全球各国都意识到彼此之间正在进行激烈的竞争,他们都希望自己可以赢得“比特币经济”。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让比特币更加繁荣,或者要深刻意识到,他们需要在监管方面促进比特币发挥自身创造力,吸引更多资金和初创公司进入加密货币行业。

在过去的互联网经济中,美国政府作出了互联网自由且不受监管的决定,这一放松监管的决定非常明智,也吸引了几乎所有互联网初创公司最终选择在美国本土创业,有助于创新者留在美国,最终还促进了互联网周边经济的蓬勃发展。

如今的比特币行业与1994年的互联网初期非常相似。1994年,互联网仅被一些业余爱好者和黑客使用。我记得自己第一次使用互联网时,唯一能做的就是购买钻石并尝试黑进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当时的互联网几乎没有其他任何用途。之后,互联网花了很多年才成为主流,而且一旦成为主流,就可以彻底改变一个行业。

比特币的长期愿景,是让全世界经济更加自由,其潜力可能只会受到推动这一创新虚拟经济愿景的创业者想象力限制。对于监管、并确保比特币本质不变来说,我相信用户社区最终会完成自我调节,最终各国政府也就没有监管加密行业的必要了。

在比特币世界里,我经历了风风雨雨,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确信比特币革命即将到来。

比特币可以为那些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人提供帮助,让更多人可以获得致富机遇,并且重新定义、评估治理。我预计,比特币不仅可以改变银行、金融系统、医疗保健行业,也会带来民主,甚至改变现有的一切。


(作者:Tim Draper;翻译:墨风、Diana;原文来源:Coindesk) 查看全部
5b20c3871a0000c504ce162b.jpeg


导读:Tim Draper是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公司德丰杰基金(Draper Fisher Jurvetson)的创始人,他投资了150家科技企业,包括Hotmail、百度、Skype。同时,德丰杰基金也是特斯拉与SpaceX的早期投资者。

Tim Draper与比特币的故事可谓一段传奇。在每个比特币价值仅6美元之时,他投资25万美元购入了4万多个比特币。然而,在2014年著名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被盗事件中,他失去了所拥有的4万个比特币。同一年,在美国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被查封时,他又以近2000万美元的价格,通过拍卖买入了3.2万个比特币。也是在这一年,他预测一个比特币将在三年内达到一万美元。2017年,他的预测成为了现实。

在本文中,Tim Draper讲述了与比特币的不解之缘,以及对比特币、区块链未来的看法。

本文发表于CoinDesk,为纪念比特币诞生十周年的专题文章之一。 



以下为全文:


我第一次发现数字货币的潜力可能已经不止十年、大概距今要有十五年了。这期间,我目睹了比特币的一些起起伏伏,然而时至今日,我反而比以往更加确信比特币的革命正在到来。

2004年,我从一位富有的韩国企业家那里了解到,人们正在把现实世界的资金用于购买数字形式的物品,比如多玩家参与的电子竞技游戏里的武器,要知道,当时韩国网络游戏“天堂”(Lineage)在首尔风靡一时。

这让我感到,虚拟商品回带来了一门大生意。

而后,在2011年左右,Joel Yarmon成为了第一个向我介绍比特币的人。他那时收购了Peter Vincennes的公司Coinlab,并向我们做宣讲称比特币是一种新的货币,可能用来储值和支付,而不仅仅是一个推动电玩游戏进步的“简单发明”。

我很快就了解到比特币的基本概念,包括矿工、钱包等等。随着时间推移,挖矿可以挖到的比特币越来越少,这意味着比特币会升值,因为挖出的比特币减少了,使用的比特币增加了。实际上,由于比特币传播越来越广,使用越来越普及,其自身的价值就可能上涨。

Coinlab将成为着重于比特币的创新者和挖掘者,我们也对这家公司做了一点投资。我儿子Adam成立了一个创业加速器,名叫Boost VC,专门致力于培养比特币和区块链领域利的初创公司,他也是首批投资Coinbase的投资人。

也大概在那个时候,我问Peter,我有没有可能买价值25万美元的比特币。他以约6美元的单价给我买了一些,然后存在当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Peter告诉我,他会从Butterfly Labs买一种运行速度高的挖矿芯片,那样一来,我们还能以更低的成本挖到比特币。当然,最终我们在这两方面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

首先,那款挖矿芯片推迟发货了,Butterfly Labs并没有按照Peter的订单发货,而是自己用它挖矿。等Peter收到ASIC芯片时,挖矿的难度已经增加了很多。还有就是,我买的比特币又被Mt.Gox弄“丢”了。


01 比特币的韧性
 

但是,Mt.Gox倒台的同时,还出现了一件重要的事。虽然Mt.Gox申请破产,比特币的价格却只下跌了大约20%,因为比特币还在其他交易所交易。这件事让我大吃一惊,彻底迷上了比特币。

我意识到,这种新生数字货币的需求非常强劲,即使是大规模失窃,也不会妨碍它一直为我们创造交易、存储和转移资金的新方式。金融危机以来,人们对美国政府和所谓的法定货币已经失去了信心。此后,我继续支持Boost VC投资的多家比特币公司,因为我发现越来越人使用比特币,出现了巨大的商机。

另一件事促使我涉足比特币领域。美国法警局没收了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所持的比特币,将近3万枚比特币被拍卖。我将这视为一个机会,可以利用它重新买回我丢失的比特币。

当时比特币的市价是618美元。我在最后一刻决定,以高于市价的报价竞标,我报了632美元,拿下了拍卖的一整批比特币。

作为一个必然会出手的买家,我先是有些后悔,出了一个谁都不愿意出的高价买下来,而后就在考虑,怎样能让这些原本来路不正的比特币用在正道。我决定用它们支持比特币在一些新兴市场推广,因为那些国家的人民已经不信任自己国家的法定货币了。

不仅如此,这些国家的很多人民其实很难获得银行服务,因为银行根本不愿意把心思和成本花在“散户”身上。还有,那些声称为保护小微客户而设立的监管法规其实也没什么效果,让这些客户根本无法参与到日常经济之中。毫无疑问,大多数银行根本不会“理睬”这些小客户,但此类客户规模高达数十亿人,但他们其实是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

Avish Bhama是初创公司Mirror的创始人,该公司也获得了Boost VC的投资,他们帮我设计了一个出色的计划,用于在新兴国家市场推广比特币。通过这个计划,发展中国家的民众能以比特币作为“轨道”、作为交易的渠道,投资任何事物,甚至包括做空他们本国的法定货币。

Mirror后来改变了商业模式,但我此后支持的一些公司也在将新兴市场作为自己主打的市场,比如非洲的BitPesa、拉美的Bitpagos和东南亚的CoinHako。


02 比特币的巨大潜力
 

对于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未来可能性和潜力,我感到印象深刻。比特币是一种能够在世界任何地方被接受的货币,而且不会受到任何政府摩擦或干扰的影响。与贵金属和艺术品这些价值存储不同,比特币这种价值存储解决方案根本不需要房间和存储空间来保存,它就像是一种“零阻力”货币,可以根据智能合约自动转移,而且也不会受到来自监管法规和会计规则的约束。

不仅如此,比特币还有很多其他用户。

比特币钱包也可以用作转账合约的托管、遗产再分配、或是分配支付股息和股票。区块链技术能够用来追踪资金、数据、库存、合同等,而且还能被用来涉及“智能合约”,以便更便捷地预测交易可能性,以最合理的方式自动分配资金。企业还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自动向员工支付工资和福利、向股东支付股息、或是向票据持有人支付利息和本金,完全可以满足精准计算和自动化会计的需要。

区块链可以轻松管理三方转账交易,最终可以在不需要信用卡或借记卡的情况下处理零售交易。另外,保险公司也可以使用区块链来高效管理索赔、并自动化收集理赔材料。在房产托管和所有权管理方面,区块链可以促成买方和卖方迅速完成交易。药品和食品也可以通过区块链进行溯源认证,确保安全性。

更重要的是,区块链技术是诚实、廉洁、安全、平等的,美国政府可以通过比特币和区块链对公民和企业进行数据验证,更高效地管理社会保障、公民福利、医疗保险、劳动补偿、残疾救助等公共事业,让区块链变成美国政府的“雇员”。


03 变革即将到来
 

对于许多行业来说,如果不从根本上进行彻底颠覆改变,就无法适应新思维创新。人们必须意识到,作为几个世纪以来最值得信赖的第三方银行,将很快被计算机所取代,这些计算机会通过区块链来监控人们所持有的资产。相比于那些需要依赖人工的实体店,银行业务其实更加单调,而且也更简单、更安全、更容易。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全球各国都意识到彼此之间正在进行激烈的竞争,他们都希望自己可以赢得“比特币经济”。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让比特币更加繁荣,或者要深刻意识到,他们需要在监管方面促进比特币发挥自身创造力,吸引更多资金和初创公司进入加密货币行业。

在过去的互联网经济中,美国政府作出了互联网自由且不受监管的决定,这一放松监管的决定非常明智,也吸引了几乎所有互联网初创公司最终选择在美国本土创业,有助于创新者留在美国,最终还促进了互联网周边经济的蓬勃发展。

如今的比特币行业与1994年的互联网初期非常相似。1994年,互联网仅被一些业余爱好者和黑客使用。我记得自己第一次使用互联网时,唯一能做的就是购买钻石并尝试黑进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当时的互联网几乎没有其他任何用途。之后,互联网花了很多年才成为主流,而且一旦成为主流,就可以彻底改变一个行业。

比特币的长期愿景,是让全世界经济更加自由,其潜力可能只会受到推动这一创新虚拟经济愿景的创业者想象力限制。对于监管、并确保比特币本质不变来说,我相信用户社区最终会完成自我调节,最终各国政府也就没有监管加密行业的必要了。

在比特币世界里,我经历了风风雨雨,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确信比特币革命即将到来。

比特币可以为那些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人提供帮助,让更多人可以获得致富机遇,并且重新定义、评估治理。我预计,比特币不仅可以改变银行、金融系统、医疗保健行业,也会带来民主,甚至改变现有的一切。


(作者:Tim Draper;翻译:墨风、Diana;原文来源:Coindesk)

币圈首部长篇传记小说《韭菜的记忆》060 风险投资

特写leekg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05-21 11:29 • 来自相关话题

肖雅也看着宋远,问道:“你经营小沟村矿场有两年了,之前听你说过,受熊市影响,也一直在亏损。对于你这次在离县设立矿场,有没有可以借鉴的地方?”
 
宋远也看着肖雅,说道:“确实有一些可以借鉴的地方,我准备尝试一下新的经营方式。既然我们都对比特币和加密行业的未来有信心,而且现在资金也不像原来那样捉襟见肘。那么我想不再像小沟村矿场那样‘挖卖提’,而是把挖到的比特币先囤起来,等以后价格更好了再出售。”
 
肖雅想了想,“不错啊,确实可以尝试下。”
 
宋远接着说道:“ ‘挖卖提’跟比特币的短期价格紧密相关,亏损还是盈利取决于每一批矿机上市时比特币的价格,如果当时比特币的价格较高,矿机也会更贵,如果随后价格下跌,就会造成亏损。而如果我们先把比特币囤积起来,类似长期持有比特币,这样只要未来比特币的价格高于购买矿机时的价格,就有很大的概率能够盈利。所以,‘挖卖提’有点类似中短线投资比特币,而新的方式,就类似于长期持有比特币。”
 
肖雅沉思了一会,看着宋远,说道:”宋远,我们的基金也想投资新矿场一千万元,你觉得可以吗?“
 
宋远看着肖雅,微笑道:“咱们关系这么好,你们基金也来投资,合适吗?”
 
肖雅也微笑道:“我们关系很好吗?”
 
宋远诧异地看着肖雅,刚想说话,旁边的周雨雪抢先说道:“我们有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吧!”
 
宋远摇了摇头,正待说话,旁边的肖雅又说道:“关系好也没关系吧。所谓举贤不避亲,举亲不避嫌,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
 
“话虽如此,我们坦坦荡荡自然没有关系,就怕一些人流言蜚语,给你们带来一些麻烦。再说我自己也还能凑够这些钱,也还可以不用你们的帮忙。而且我真的怕万一亏了,无颜面对啊。” 宋远说道。
 
旁边的周雨雪听不下去了,“刚才不还说自己放荡不羁吗,怎么又这么畏首畏尾了。”
 
旁边的肖雅也听不下去了,“小雪,人家是豪放不羁,不是放荡不羁。你屡次三番说人家放荡不羁,宋远有那么放荡吗。”
 
周雨雪吐了吐舌头,宋远摇了摇头。
 
肖雅转向宋远,继续说道:“风险投资本来就是在承受一定风险的情况下,去获得好的投资回报。所以你不用过于担心盈亏,努力做好事情就是了。事实上,你在这个行业里也呆了两三年了,对加密行业的每个环节都相当熟悉。尤其是矿场经营,也有两年多的经验了,其中诸多细节,也比大部分人知道的更多。而且我们相熟,也是一大优势,彼此可以互相信任。所以你这个新矿场一定要让我们加入进来。”
 
宋远默默听着,仍然未置可否。
 
肖雅继续诚恳地说道:“而且,我们看中的也不是你这个单一的矿场。未来,你可以考虑进行规范的公司运营,把多个矿场,甚至矿场上下游有价值的业务有机整合起来。这样,整个公司的价值就更大了,我们的投资风险也会更小。我相信你,相信你们团队,所以我真的希望可以先从离县矿场开始,加入进来。”
 
宋远又沉思了一会儿,想着自己也还有不少可支配的资金,万一矿场赔了,也可以拿自己的资金来弥补给大家,于是也就答应了下来,“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来吧。万一赔了,我来承担损失啊。”
 
肖雅连连摇头,“宋远,咱们关系归关系,生意归生意。挣了就大家按股份分,赔了就大家按投资额分担。你不用给自己增加这么多压力。”
 
周雨雪也在旁边说道:“对啊,肖雅姐说得对。宋远哥哥,你就不要这么婆婆妈妈了,赚了大家就吃肉喝酒,赔了就想办法再赚回来啊,不要这么多担心,你要放荡不羁一点好不好。”
 
宋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是豪放,不是放荡。”
 
……
 
接下来几日,宋远、肖雅和周雨雪三人又慢悠悠地,开着猛禽,走走停停,玩玩睡睡,时而在某个小景点闲坐一天,时而在某个酒店闲住数日,时而处理下矿场和公司的事情。
 
这样从永济一路向东,游览了晋城皇城相府,又一路往东,游览了王莽岭和锡崖沟,又一路往北,游览了太行山大峡谷。之后继续一路往北,回到了离县。
 
这么一圈游玩下来,十几天时间,转瞬即逝。
 
肖雅和周雨雪又陪着宋远在离县呆了几天,然后依依不舍地告别返回北京。
 
肖雅一定要把猛禽留在离县,宋远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了下来。宋远开车把两人送到了太原机场,目送她们进了安检通道,方才开车返回离县。去三人居住的酒店前台取了行李,返回自己之前居住的便捷酒店,之前的那间房间正好还空着,于是又住了进去。
 
收拾妥当之后,正是傍晚时分,宋远又散步到了“野伙”餐厅,吃了顿简餐。又走回酒店,远程查看了一番矿池的工作情况,以及小沟村矿场矿机的运行状态。然后早早上床休息,准备明天早起,开始筹划离县矿场的各项事宜。
 
……
 
由于需要接受王乐一千万元的投资,以及接受肖雅一千万元的投资,宋远思索了几天,决定自己投入三千万元。总投资五千万元,在离县经营一个更大的比特币矿场。
 
宋远把自己的想法跟王乐和肖雅分别做了沟通,两人都没有意见,于是离县矿场的运营计划就这么确定了下来。
 
随后,宋远和王乐约上吴梁,请吴梁帮忙协调安排场地和电力相关事宜。
 
没几天,矿场场地和电力的事情就确定了下来。吴梁跟人谈好之后,就安排吴栋带着宋远和王乐前往拟用作矿场场地的所在,和当地的土地所、电力站、派出所、乡镇机构的负责人接上关系。
 
王乐、宋远和吴栋请这些人在当地的餐厅里喝了场酒,互相熟悉了一下。之后,王乐和吴栋又带着他们去附近打打牌聊聊天。宋远推说不胜酒力,先行告辞,在当地找了招待所住了下来。
 
离县的这个矿场在浊河边的一个名为“小河村”的山谷里,河边一片宽广的空地,目测有几千平米,足够搭建一个中大型的矿场了。这里交通还算便利,从乡镇中心到这里,有双向共两个车道的水泥道路相连,开车单程半个小时左右。附近还有一个中型水电站,另外离这里不远的乡镇里还有一个颇具规模的煤电站,都可以安排铺设电力线路连接到小河村的这片山谷里。如此一来,丰水期可以使用水电资源,枯水期如果水电资源不够,还可以切换到煤电线路,可谓旱涝不愁。
 
次日,宋远、王乐和吴栋,在当地人员的陪同下,实地考察了小河村的这片山谷。王乐瞅着其他人离着有段距离,挨近宋远,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这场地和条件不错吧,感觉比小沟村好不少吧,二号首长的关系可不是虚的。预祝我们新的事业更加成功吧,哈哈。”
 
宋远向王乐竖了竖大拇指,连声道谢。
 
 
连载中……
作者:韭菜极客(微信公众号:leekgeek) 查看全部
060ventures.jpg

肖雅也看着宋远,问道:“你经营小沟村矿场有两年了,之前听你说过,受熊市影响,也一直在亏损。对于你这次在离县设立矿场,有没有可以借鉴的地方?”
 
宋远也看着肖雅,说道:“确实有一些可以借鉴的地方,我准备尝试一下新的经营方式。既然我们都对比特币和加密行业的未来有信心,而且现在资金也不像原来那样捉襟见肘。那么我想不再像小沟村矿场那样‘挖卖提’,而是把挖到的比特币先囤起来,等以后价格更好了再出售。”
 
肖雅想了想,“不错啊,确实可以尝试下。”
 
宋远接着说道:“ ‘挖卖提’跟比特币的短期价格紧密相关,亏损还是盈利取决于每一批矿机上市时比特币的价格,如果当时比特币的价格较高,矿机也会更贵,如果随后价格下跌,就会造成亏损。而如果我们先把比特币囤积起来,类似长期持有比特币,这样只要未来比特币的价格高于购买矿机时的价格,就有很大的概率能够盈利。所以,‘挖卖提’有点类似中短线投资比特币,而新的方式,就类似于长期持有比特币。”
 
肖雅沉思了一会,看着宋远,说道:”宋远,我们的基金也想投资新矿场一千万元,你觉得可以吗?“
 
宋远看着肖雅,微笑道:“咱们关系这么好,你们基金也来投资,合适吗?”
 
肖雅也微笑道:“我们关系很好吗?”
 
宋远诧异地看着肖雅,刚想说话,旁边的周雨雪抢先说道:“我们有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吧!”
 
宋远摇了摇头,正待说话,旁边的肖雅又说道:“关系好也没关系吧。所谓举贤不避亲,举亲不避嫌,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
 
“话虽如此,我们坦坦荡荡自然没有关系,就怕一些人流言蜚语,给你们带来一些麻烦。再说我自己也还能凑够这些钱,也还可以不用你们的帮忙。而且我真的怕万一亏了,无颜面对啊。” 宋远说道。
 
旁边的周雨雪听不下去了,“刚才不还说自己放荡不羁吗,怎么又这么畏首畏尾了。”
 
旁边的肖雅也听不下去了,“小雪,人家是豪放不羁,不是放荡不羁。你屡次三番说人家放荡不羁,宋远有那么放荡吗。”
 
周雨雪吐了吐舌头,宋远摇了摇头。
 
肖雅转向宋远,继续说道:“风险投资本来就是在承受一定风险的情况下,去获得好的投资回报。所以你不用过于担心盈亏,努力做好事情就是了。事实上,你在这个行业里也呆了两三年了,对加密行业的每个环节都相当熟悉。尤其是矿场经营,也有两年多的经验了,其中诸多细节,也比大部分人知道的更多。而且我们相熟,也是一大优势,彼此可以互相信任。所以你这个新矿场一定要让我们加入进来。”
 
宋远默默听着,仍然未置可否。
 
肖雅继续诚恳地说道:“而且,我们看中的也不是你这个单一的矿场。未来,你可以考虑进行规范的公司运营,把多个矿场,甚至矿场上下游有价值的业务有机整合起来。这样,整个公司的价值就更大了,我们的投资风险也会更小。我相信你,相信你们团队,所以我真的希望可以先从离县矿场开始,加入进来。”
 
宋远又沉思了一会儿,想着自己也还有不少可支配的资金,万一矿场赔了,也可以拿自己的资金来弥补给大家,于是也就答应了下来,“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来吧。万一赔了,我来承担损失啊。”
 
肖雅连连摇头,“宋远,咱们关系归关系,生意归生意。挣了就大家按股份分,赔了就大家按投资额分担。你不用给自己增加这么多压力。”
 
周雨雪也在旁边说道:“对啊,肖雅姐说得对。宋远哥哥,你就不要这么婆婆妈妈了,赚了大家就吃肉喝酒,赔了就想办法再赚回来啊,不要这么多担心,你要放荡不羁一点好不好。”
 
宋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是豪放,不是放荡。”
 
……
 
接下来几日,宋远、肖雅和周雨雪三人又慢悠悠地,开着猛禽,走走停停,玩玩睡睡,时而在某个小景点闲坐一天,时而在某个酒店闲住数日,时而处理下矿场和公司的事情。
 
这样从永济一路向东,游览了晋城皇城相府,又一路往东,游览了王莽岭和锡崖沟,又一路往北,游览了太行山大峡谷。之后继续一路往北,回到了离县。
 
这么一圈游玩下来,十几天时间,转瞬即逝。
 
肖雅和周雨雪又陪着宋远在离县呆了几天,然后依依不舍地告别返回北京。
 
肖雅一定要把猛禽留在离县,宋远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了下来。宋远开车把两人送到了太原机场,目送她们进了安检通道,方才开车返回离县。去三人居住的酒店前台取了行李,返回自己之前居住的便捷酒店,之前的那间房间正好还空着,于是又住了进去。
 
收拾妥当之后,正是傍晚时分,宋远又散步到了“野伙”餐厅,吃了顿简餐。又走回酒店,远程查看了一番矿池的工作情况,以及小沟村矿场矿机的运行状态。然后早早上床休息,准备明天早起,开始筹划离县矿场的各项事宜。
 
……
 
由于需要接受王乐一千万元的投资,以及接受肖雅一千万元的投资,宋远思索了几天,决定自己投入三千万元。总投资五千万元,在离县经营一个更大的比特币矿场。
 
宋远把自己的想法跟王乐和肖雅分别做了沟通,两人都没有意见,于是离县矿场的运营计划就这么确定了下来。
 
随后,宋远和王乐约上吴梁,请吴梁帮忙协调安排场地和电力相关事宜。
 
没几天,矿场场地和电力的事情就确定了下来。吴梁跟人谈好之后,就安排吴栋带着宋远和王乐前往拟用作矿场场地的所在,和当地的土地所、电力站、派出所、乡镇机构的负责人接上关系。
 
王乐、宋远和吴栋请这些人在当地的餐厅里喝了场酒,互相熟悉了一下。之后,王乐和吴栋又带着他们去附近打打牌聊聊天。宋远推说不胜酒力,先行告辞,在当地找了招待所住了下来。
 
离县的这个矿场在浊河边的一个名为“小河村”的山谷里,河边一片宽广的空地,目测有几千平米,足够搭建一个中大型的矿场了。这里交通还算便利,从乡镇中心到这里,有双向共两个车道的水泥道路相连,开车单程半个小时左右。附近还有一个中型水电站,另外离这里不远的乡镇里还有一个颇具规模的煤电站,都可以安排铺设电力线路连接到小河村的这片山谷里。如此一来,丰水期可以使用水电资源,枯水期如果水电资源不够,还可以切换到煤电线路,可谓旱涝不愁。
 
次日,宋远、王乐和吴栋,在当地人员的陪同下,实地考察了小河村的这片山谷。王乐瞅着其他人离着有段距离,挨近宋远,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这场地和条件不错吧,感觉比小沟村好不少吧,二号首长的关系可不是虚的。预祝我们新的事业更加成功吧,哈哈。”
 
宋远向王乐竖了竖大拇指,连声道谢。
 
 
连载中……
作者:韭菜极客(微信公众号:leekgeek)

a16z的区块链世界观与投资观

公司chainbs 发表了文章 • 2019-04-29 11:30 • 来自相关话题

a16z是全球最负盛名的投资机构之一,不仅在早期投资了Airbnb、Lyft、Skype等独角兽,更是从13年起投中Coinbase、Ripple、Dfinity等著名区块链项目,成为率先以激进姿态进军加密技术投资的重量级投资机构之一,目前总管理资产超过70亿美元。

在本文中,链捕手通过搜寻整理大量资料,对a16z的投资逻辑、区块链世界观等进行了概括归纳,并对a16z带给行业的启发进行了简要分析,相信各位读者能从中获益颇多。


「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这是a16z创始人马克·安德森的经典名句,他曾是网景公司创始人,其开发的Mosaic浏览器一度占据了浏览器市场80%以上的份额,JAVA、SSL、cookie等技术也是网景带给行业的重要贡献。

在网景公司出售给美国在线后,马克·安德森于2009年创办了风险投资基金a16z,另一位创始合伙人霍罗威茨也是技术创业者出身,他们都为a16z带去了极高的技术敏锐性。

在投资的最初几年,a16z就投中了Facebook、Twitter、Groupon、Skype等知名企业,在业内迅速打响名气。此后a16z继续加快了投资频率与数量,10年间总投资案例超过400个,投资金额达到百亿美元级别,跃居顶级投资机构行列。

18年6月,a16z宣布推出高达3亿美元的基金a16z crypto,该基金以独立的法律实体运营,由a16z普通合伙人Chris Dixon和Kathryn Haun出任该基金的普通合伙人。但在此之前,a16z已经涉足加密货币投资近5年,投资了Coinbase、Ripple、OpenBazaar等加密货币项目。

19年4月,a16z宣布放弃风险投资豁免( VC exemptions),并注册为财务顾问,以获许投资更高比例的「高风险资产」。这意味着,a16z将继续加注在加密货币领域的投资。

 
01 a16z的区块链世界观
 

在官网上,a16z清楚表述了其看好区块链技术的内在逻辑。从历史上看,新的计算模式往往每10 到15年出现一次:60年代的大型机,70年代后期的PC,90年代初的互联网以及21世纪后期的智能手机,每种计算模型都会支持基于平台独特优势的新类别的应用程序。

区块链的独特功能则是用户、开发人员和平台本身之间的信任,而这种信任来自区块链系统的数学和博弈论特性,而不依赖于独立网络参与者的可信度。信任还可以实现新的治理方式,社区集体将共同对网络如何演变、允许哪些行为以及如何分配经济利益做出重要决定。

a16z相信,「下一代计算平台、AI 和数字货币」会像上个时代的三大趋势「移动手机、社交和云」一样,相互交叉彼此增强。

在多个场合,a16z的多名合伙人更加详细地阐述了自己对区块链的认知与看法。 a16z crypto 普通合伙人Chris Dixon在为《连线》杂志撰写的文章中表示他最认可区块链技术的原因在于,区块链让互联网治理原则从「不作恶」重新变成「无法作恶」。

在他看来,互联网用户对公开协议的信任已经被换成对企业管理团队的信任,谷歌、推特和 Facebook 等企业打造了超越公开协议能力的软件及服务,用户聚集到这些设计更为精巧的平台上,但这些平台的巨大能量造成了大范围的社会紧张关系,假新闻泛滥、水军、隐私法和算法偏见等议题掀起激烈辩论。

而通过在开源模式上引入财务激励,可以超越之前的开源软件模式,进一步扩展至云服务模式。区块链网络上发行的货币或代币为参与该区块链维护及服务的个人及组织提供了激励措施,可以让他们一直维护区块链网络,并持续提供服务。长期来看,由大公司把持的互联网平台在未来将会被社区所拥有的网络服务所取代。

a16z合伙人Chris Dixon也表示,今天的互联网更像是迪士尼乐园。如果我在迪士尼乐园开了餐厅,乐园认为我赚钱太多,就可能抬高租金或者改变规则,现在脸书、谷歌和苹果上造的东西就是这样。它们毁了那些有创意的商业模型,如果它们不做点什么去改变这现状,会在所在领域付出巨大的代价、错失很多机会。

「对我而言,区块链技术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能提供更丰富、更高级的协议。它们有Web 1.0最棒的特征——去中心化的治理:规则都是固定的,人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创造、投资。」Chris Dixon继续谈到,区块链项目相当于社区拥有的数据库,开发者可以在这个丰富的数据库的基础上实现更强大的服务。

a16z crypto 合伙人Jesse Walden则基于「可组合性 composability」将区块链计算的演变史划分为四个时代。可组合性则是指,如果一个平台的现有资源可以被用于打造区块,可以被编码成更高阶的应用,这个平台被称为拥有「可组合性」的平台。

第一个时代是「计算器时代」,主要代表是比特币。除了追踪账户余额和货币流动轨迹的简单功能外,比特币区块链还提供了可以用于建设更为复杂功能的编码语言,但由于其可组合性较低,一些项目试图进一步延展比特币区块链的性能或功能时,会因为比特币脚本语言的故意约束而被捆绑住手脚。

第二个时代是「大型机时代」,主要代表是以太坊。以太坊具备图灵完备的虚拟机,这意味着开发者可以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计算机网络上部署和运行任何程序,这些程序作为可依靠的、中立的积木模块,可以供开发者组合成更高阶的应用。

由于区块链的可组合性:安全性、用户基数、数据和在运行的代码,带来一定的早期网络效应,但随着用户的增多逼近大型机的吞吐量限制,边际回报不断下滑,这同时也不断推高平台争取每个新用户和开发者的成本。

第三个时代是「服务器时代」,部分开发者彻底放弃可组合性和共享网络效应,转而追求「为应用定制区块链」的架构,像 Polkadot 和 Cosmos 这些项目的理念,就是打造多条混合区块链,每条区块链对应一个应用。

「服务器时代」的区块链明确地用可组合性换取控制权,这会通过两个维度呈现:对用户端体验的控制,以及对网络供给侧资源的经济状况进行更为精密的控制。同时,与「大型机时代」区块链运行单一的虚拟机不同,「服务器时代」的区块链计算机需要新的可以彼此通讯的标准,以实现跨应用的组合。

第四个时代是「云时代」,这意味着实现可扩展、可以普遍应用的无需信任运算,届时组合工作只受创造力的限制,而不是受制于扩展性或通讯复杂性的限制,但具体场景目前尚未有清晰的答案。

开发者将此视为一个拥有许多「大型机」的世界,这些「大型机」共享一个安全池,但在同构虚拟机之间分离状态和计算。此外,还有很多开发者正在研究将运算转至链下的全新架构。

 
02 a16z的投资策略与理念
 

在进入加密资产投资行业近6年后,a16z已经投资了不下于40个区块链项目,投资阶段包括从种子阶段预发布项目到完全开发的后期网络,覆盖公链、稳定币、交易所、支付等领域,这些项目大多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从这些投资中也能体现出a16z的一些投资风格与策略。





a16z的部分投资案例 来自网站theblockcrypto


a16z所投资项目最显著的特征当属多为技术流的「硬核」项目,例如DFINITY、Oasis labs以及Ripple等,都具有相当出色的技术团队与较为新锐的技术理念,而这主要源于其核心团队对技术具有敏锐的洞察力,特别是创始人马克·安德森等人在进入风投行业前就在技术创业领域浸润多年,使得a16z对技术流项目格外青睐。

同时,a16z的投资对象几乎都是基础设施类项目,特别是那些定位于「服务器时代」与「云时代」的底层项目,几乎没有直接投资应用类项目。不过,这并非意味着a16z完全没有涉及应用领域,a16z亦投资过著名DApp CryptoKitties的开发公司Dapper Labs,通过投资 DApp开发商来降低DApp领域的投资风险。

a16z特别乐于在自己看好的项目上压下重注,近几年投资案例中超过50%都属于追加投资。以DFINITY为例,a16z就先后于18年2月与18年8月分别参与其规模为6100万美元与1.02亿美元的融资。

a16z还积极为被投项目提供投后服务,把「为创业者提供钱以外的附加价值」这件事做到了极致。据了解,单a16z crypto基金就有着80多人的运营团队,在事务执行、技术招聘、法规事务、通信、营销以及创业管理方面拥有深厚的专业知识,并会为被投项目提供必要的帮助。按照a16z的表述,他们将会是「公司治理和网络治理负责任的参与者」。

值得一提的是,a16z坚持将每一位员工称为是合伙人,包括最年轻的人才或会计经理,这种团队文化很大程度上能增加员工的荣誉感与奋斗感,更为激励员工全身心投入工作,但也有声音指出这个头衔会限制员工晋升和职业发展的前景。

a16z也非常信奉长期价值投资的力量。根据a16z官方表述,在其投资加密资产的5年来从未未出售过其中任何一笔投资,并表示短期内不会有出售计划,而且他们希望进行持有10年以上的投资。假如a16z确实做到了这一点,他们错过了17年底18年初的高点套现机会,比特币、以太坊、瑞波多数主流币种至今与高点相差数倍乃至数十倍。对于其中得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当然,由于入场较早且多为主流币种,a16z的加密资产投资回报率仍然会比较可观。同时,a16z投资的多数加密货币资产尚未进入交易所,例如Chia、Celo、DEFINITY等,都是备受瞩目、前景可观的项目。此外,a16z投资的多个区块链股权项目也都具有非常好的成长性,例如Coinbase、OpenBazaar等,其中Coinbase18年底估值已经达到80亿美金。

毫不例外,a16z也有一些看走眼的案例,例如其投资的稳定币项目Basi在18年底宣布停止开发运营并退还资金,但瑕不掩瑜,对a16z本身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03 a16z带给行业的启发
 

相比国内众多加密货币投资机构,a16z无论是在团队背景、历史业绩还是资源人脉方面都超出一大截,几乎不属于同一个境界层面。

在任何专业领域,玩家的层次化都是自然而然的现象,有些玩家会成为行业标杆,更多的玩家则在为生存而奋斗。不过加密货币投资领域又有其特殊性,投资机构在区块链行业扮演的角色比大部分其它行业更为复杂也更为重要,它们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哪类项目能获得更多扶持以及加密货币价格的走势,对行业发展负有相当责任。

但对于国内这些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大量机构在行业发展中发挥着负面作用,与项目方狼狈为奸共同收割韭菜,通过大量投机行为恶化加密货币生态,同时也有很多机构由于缺乏技术与投资经验,致使投资项目质量参差不齐,带动一些劣质项目进入行业。

在这种情况下,a16z的区块链观以及投资理念或许能为更多投资机构带去启发与经验,加密货币领域定然具有长期投资的丰厚价值,与其通过投机榨取短期价值,坚持长期价值投资或许会更具有高回报与行业意义。同时,在技术敏感性、投后服务、团队文化等方面,大部分加密货币投资机构都还有许多功课需要补。

a16z合伙人Chris Dixon曾把区块链形容为硅谷再次升起的海盗旗,引领大家投入有趣、略带危险而具有颠覆性的活动中。如今,a16z与它的投资项目们正在引领海盗船的船舵向更远处驶去,一个崭新的时代或许正在徐徐展开。 查看全部
201904291040211.jpeg

a16z是全球最负盛名的投资机构之一,不仅在早期投资了Airbnb、Lyft、Skype等独角兽,更是从13年起投中Coinbase、Ripple、Dfinity等著名区块链项目,成为率先以激进姿态进军加密技术投资的重量级投资机构之一,目前总管理资产超过70亿美元。

在本文中,链捕手通过搜寻整理大量资料,对a16z的投资逻辑、区块链世界观等进行了概括归纳,并对a16z带给行业的启发进行了简要分析,相信各位读者能从中获益颇多。


「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这是a16z创始人马克·安德森的经典名句,他曾是网景公司创始人,其开发的Mosaic浏览器一度占据了浏览器市场80%以上的份额,JAVA、SSL、cookie等技术也是网景带给行业的重要贡献。

在网景公司出售给美国在线后,马克·安德森于2009年创办了风险投资基金a16z,另一位创始合伙人霍罗威茨也是技术创业者出身,他们都为a16z带去了极高的技术敏锐性。

在投资的最初几年,a16z就投中了Facebook、Twitter、Groupon、Skype等知名企业,在业内迅速打响名气。此后a16z继续加快了投资频率与数量,10年间总投资案例超过400个,投资金额达到百亿美元级别,跃居顶级投资机构行列。

18年6月,a16z宣布推出高达3亿美元的基金a16z crypto,该基金以独立的法律实体运营,由a16z普通合伙人Chris Dixon和Kathryn Haun出任该基金的普通合伙人。但在此之前,a16z已经涉足加密货币投资近5年,投资了Coinbase、Ripple、OpenBazaar等加密货币项目。

19年4月,a16z宣布放弃风险投资豁免( VC exemptions),并注册为财务顾问,以获许投资更高比例的「高风险资产」。这意味着,a16z将继续加注在加密货币领域的投资。

 
01 a16z的区块链世界观
 

在官网上,a16z清楚表述了其看好区块链技术的内在逻辑。从历史上看,新的计算模式往往每10 到15年出现一次:60年代的大型机,70年代后期的PC,90年代初的互联网以及21世纪后期的智能手机,每种计算模型都会支持基于平台独特优势的新类别的应用程序。

区块链的独特功能则是用户、开发人员和平台本身之间的信任,而这种信任来自区块链系统的数学和博弈论特性,而不依赖于独立网络参与者的可信度。信任还可以实现新的治理方式,社区集体将共同对网络如何演变、允许哪些行为以及如何分配经济利益做出重要决定。

a16z相信,「下一代计算平台、AI 和数字货币」会像上个时代的三大趋势「移动手机、社交和云」一样,相互交叉彼此增强。

在多个场合,a16z的多名合伙人更加详细地阐述了自己对区块链的认知与看法。 a16z crypto 普通合伙人Chris Dixon在为《连线》杂志撰写的文章中表示他最认可区块链技术的原因在于,区块链让互联网治理原则从「不作恶」重新变成「无法作恶」。

在他看来,互联网用户对公开协议的信任已经被换成对企业管理团队的信任,谷歌、推特和 Facebook 等企业打造了超越公开协议能力的软件及服务,用户聚集到这些设计更为精巧的平台上,但这些平台的巨大能量造成了大范围的社会紧张关系,假新闻泛滥、水军、隐私法和算法偏见等议题掀起激烈辩论。

而通过在开源模式上引入财务激励,可以超越之前的开源软件模式,进一步扩展至云服务模式。区块链网络上发行的货币或代币为参与该区块链维护及服务的个人及组织提供了激励措施,可以让他们一直维护区块链网络,并持续提供服务。长期来看,由大公司把持的互联网平台在未来将会被社区所拥有的网络服务所取代。

a16z合伙人Chris Dixon也表示,今天的互联网更像是迪士尼乐园。如果我在迪士尼乐园开了餐厅,乐园认为我赚钱太多,就可能抬高租金或者改变规则,现在脸书、谷歌和苹果上造的东西就是这样。它们毁了那些有创意的商业模型,如果它们不做点什么去改变这现状,会在所在领域付出巨大的代价、错失很多机会。

「对我而言,区块链技术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能提供更丰富、更高级的协议。它们有Web 1.0最棒的特征——去中心化的治理:规则都是固定的,人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创造、投资。」Chris Dixon继续谈到,区块链项目相当于社区拥有的数据库,开发者可以在这个丰富的数据库的基础上实现更强大的服务。

a16z crypto 合伙人Jesse Walden则基于「可组合性 composability」将区块链计算的演变史划分为四个时代。可组合性则是指,如果一个平台的现有资源可以被用于打造区块,可以被编码成更高阶的应用,这个平台被称为拥有「可组合性」的平台。

第一个时代是「计算器时代」,主要代表是比特币。除了追踪账户余额和货币流动轨迹的简单功能外,比特币区块链还提供了可以用于建设更为复杂功能的编码语言,但由于其可组合性较低,一些项目试图进一步延展比特币区块链的性能或功能时,会因为比特币脚本语言的故意约束而被捆绑住手脚。

第二个时代是「大型机时代」,主要代表是以太坊。以太坊具备图灵完备的虚拟机,这意味着开发者可以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计算机网络上部署和运行任何程序,这些程序作为可依靠的、中立的积木模块,可以供开发者组合成更高阶的应用。

由于区块链的可组合性:安全性、用户基数、数据和在运行的代码,带来一定的早期网络效应,但随着用户的增多逼近大型机的吞吐量限制,边际回报不断下滑,这同时也不断推高平台争取每个新用户和开发者的成本。

第三个时代是「服务器时代」,部分开发者彻底放弃可组合性和共享网络效应,转而追求「为应用定制区块链」的架构,像 Polkadot 和 Cosmos 这些项目的理念,就是打造多条混合区块链,每条区块链对应一个应用。

「服务器时代」的区块链明确地用可组合性换取控制权,这会通过两个维度呈现:对用户端体验的控制,以及对网络供给侧资源的经济状况进行更为精密的控制。同时,与「大型机时代」区块链运行单一的虚拟机不同,「服务器时代」的区块链计算机需要新的可以彼此通讯的标准,以实现跨应用的组合。

第四个时代是「云时代」,这意味着实现可扩展、可以普遍应用的无需信任运算,届时组合工作只受创造力的限制,而不是受制于扩展性或通讯复杂性的限制,但具体场景目前尚未有清晰的答案。

开发者将此视为一个拥有许多「大型机」的世界,这些「大型机」共享一个安全池,但在同构虚拟机之间分离状态和计算。此外,还有很多开发者正在研究将运算转至链下的全新架构。

 
02 a16z的投资策略与理念
 

在进入加密资产投资行业近6年后,a16z已经投资了不下于40个区块链项目,投资阶段包括从种子阶段预发布项目到完全开发的后期网络,覆盖公链、稳定币、交易所、支付等领域,这些项目大多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从这些投资中也能体现出a16z的一些投资风格与策略。

201904291041511.jpg

a16z的部分投资案例 来自网站theblockcrypto


a16z所投资项目最显著的特征当属多为技术流的「硬核」项目,例如DFINITY、Oasis labs以及Ripple等,都具有相当出色的技术团队与较为新锐的技术理念,而这主要源于其核心团队对技术具有敏锐的洞察力,特别是创始人马克·安德森等人在进入风投行业前就在技术创业领域浸润多年,使得a16z对技术流项目格外青睐。

同时,a16z的投资对象几乎都是基础设施类项目,特别是那些定位于「服务器时代」与「云时代」的底层项目,几乎没有直接投资应用类项目。不过,这并非意味着a16z完全没有涉及应用领域,a16z亦投资过著名DApp CryptoKitties的开发公司Dapper Labs,通过投资 DApp开发商来降低DApp领域的投资风险。

a16z特别乐于在自己看好的项目上压下重注,近几年投资案例中超过50%都属于追加投资。以DFINITY为例,a16z就先后于18年2月与18年8月分别参与其规模为6100万美元与1.02亿美元的融资。

a16z还积极为被投项目提供投后服务,把「为创业者提供钱以外的附加价值」这件事做到了极致。据了解,单a16z crypto基金就有着80多人的运营团队,在事务执行、技术招聘、法规事务、通信、营销以及创业管理方面拥有深厚的专业知识,并会为被投项目提供必要的帮助。按照a16z的表述,他们将会是「公司治理和网络治理负责任的参与者」。

值得一提的是,a16z坚持将每一位员工称为是合伙人,包括最年轻的人才或会计经理,这种团队文化很大程度上能增加员工的荣誉感与奋斗感,更为激励员工全身心投入工作,但也有声音指出这个头衔会限制员工晋升和职业发展的前景。

a16z也非常信奉长期价值投资的力量。根据a16z官方表述,在其投资加密资产的5年来从未未出售过其中任何一笔投资,并表示短期内不会有出售计划,而且他们希望进行持有10年以上的投资。假如a16z确实做到了这一点,他们错过了17年底18年初的高点套现机会,比特币、以太坊、瑞波多数主流币种至今与高点相差数倍乃至数十倍。对于其中得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当然,由于入场较早且多为主流币种,a16z的加密资产投资回报率仍然会比较可观。同时,a16z投资的多数加密货币资产尚未进入交易所,例如Chia、Celo、DEFINITY等,都是备受瞩目、前景可观的项目。此外,a16z投资的多个区块链股权项目也都具有非常好的成长性,例如Coinbase、OpenBazaar等,其中Coinbase18年底估值已经达到80亿美金。

毫不例外,a16z也有一些看走眼的案例,例如其投资的稳定币项目Basi在18年底宣布停止开发运营并退还资金,但瑕不掩瑜,对a16z本身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03 a16z带给行业的启发
 

相比国内众多加密货币投资机构,a16z无论是在团队背景、历史业绩还是资源人脉方面都超出一大截,几乎不属于同一个境界层面。

在任何专业领域,玩家的层次化都是自然而然的现象,有些玩家会成为行业标杆,更多的玩家则在为生存而奋斗。不过加密货币投资领域又有其特殊性,投资机构在区块链行业扮演的角色比大部分其它行业更为复杂也更为重要,它们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哪类项目能获得更多扶持以及加密货币价格的走势,对行业发展负有相当责任。

但对于国内这些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大量机构在行业发展中发挥着负面作用,与项目方狼狈为奸共同收割韭菜,通过大量投机行为恶化加密货币生态,同时也有很多机构由于缺乏技术与投资经验,致使投资项目质量参差不齐,带动一些劣质项目进入行业。

在这种情况下,a16z的区块链观以及投资理念或许能为更多投资机构带去启发与经验,加密货币领域定然具有长期投资的丰厚价值,与其通过投机榨取短期价值,坚持长期价值投资或许会更具有高回报与行业意义。同时,在技术敏感性、投后服务、团队文化等方面,大部分加密货币投资机构都还有许多功课需要补。

a16z合伙人Chris Dixon曾把区块链形容为硅谷再次升起的海盗旗,引领大家投入有趣、略带危险而具有颠覆性的活动中。如今,a16z与它的投资项目们正在引领海盗船的船舵向更远处驶去,一个崭新的时代或许正在徐徐展开。

从投资 FB 到转型 FA:创始人安德森带你走进正颠覆风投的 a16z

公司pa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4-22 14:43 • 来自相关话题

硅谷风险投资公司 A16Z 正在变成一家你不认识的公司。该公司创始人马克•安德森 (Marc Andreessen) 和本•霍洛维茨 (Ben Horowitz) 向《福布斯》表示,该公司 150 名员工已经全部注册为财务顾问,A16Z 正从一家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转型为一家拥有 150 名员工的金融顾问公司,以便让能够进行更大的押注,并加大对加密货币等高风险资产类别的投资。


2009 年,马克•安德森(MarcAndreessen)和本•霍洛维(Ben Horowitz)从金融危机中走出来,展开了挑战硅谷的行动。那一年,他们为自己的首支风险投资基金做宣传,承诺将找到新一代狂妄自大的创始人——富有野心的、极度自信的、专注于某事的 —— 属于乔布斯风格模式的那种人,利用技术改变世界。伴随着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在投资支持 Facebook 和 Twitter 这样的企业时,他们的确做到了这点。

安德森惬意地坐在加州门罗帕克的 Andreessen Horowitz (简称:a16z)总部的沙发上,他的网景浏览器及其之后的 IPO 是数字时代的试金石,但他也明白,当初的词汇在 2019 年并不受欢迎。「21 世纪是富有挑战的时代,」他说,在一个高度互联、社交媒体和信息过载的时代,这些不和谐因素将挑战现状,同时也会有数十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诞生。出局者往往伴随着愤怒与质疑声。

安德森无疑是个意见领袖,他有着广受欢迎的博客和推特,熟悉运营策略,他是硅谷颠覆规则的典型代表之一。仅用 10 年,a16z 便加入了硅谷精英风投的行列,给投资人们带来了至少 100 多亿美元的账面利润。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他参与投资的至少有 5 家独角兽公司 —— Airbnb、Lyft、PagerDuty、Pinterest 和 Slack —— 将上市。

「在任何行业中,差异化的最好方式是什么?成为第一名。」安德森说到,他身高 6 英尺 5 英寸,光头圆脑。


一、保持与众不同


然而,保持第一比拿到第一更难。随着接连爆出的 Facebook 数据丑闻,技术将改善世界这一乐观想法已经恶化,社交媒体倾向于揭露社会的阴暗面,每一次揭露,都对技术福音论调构成了挑战。安德森,作为早期投资者,仍然列席 Facebook 的董事会。在沙丘路(Sand Hill Road)的会议室里,投资者们押注下一个 Instagram,Twitter 或 Skype,这三家公司是 a16z 最著名的早期投资案例 —— 但它们不再是风险投资感兴趣的新兴公司。如今,与 a16z 竞争的 10 亿美元级别的基金数量达到了历史最高纪录,软银(SoftBank)也加入了进来。软银拥有 1000 亿美元的巨额资金,这让包括 a16z 在内的所有基金看起来都很「古怪」。

因此,安德森与霍格维茨,两位分列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第 55 位和第 73 位,打算颠覆他们自己。他们刚刚完成了一笔即将宣布的 20 亿美元的募资(此后其旗下管理资产接近 100 亿美元)。

更为激进的是,他们告诉福布斯,他们将整个公司 150 余名员工均注册为财务顾问(FA),完全放弃了 a16z 作为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地位。

a16z 为什么要这么做?风险投资基金因为主要投资于创新公司的股权,因此不需要「华尔街式」的强监管。而到了加密货币时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称这种高风险投资需要更多的监管。放弃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它将能够更深入地进行高风险的投注:如果公司想要将 10 亿美元投资于加密货币,或者从公开市场或者其他投资人处购买无限制股份。

「羽毛还有什么用呢?人们无非是喜欢褶皱罢了,」安德森笑着说道。「与众不同的东西就会得到凸显。」


二、做初创企业「媒人」


从一开始,a16z 基金就有一个简单的信条:「我们想建立一个我们一直想从中获取资金的风险投资公司,」霍洛维茨说。安德森,因为网景浏览器的突出成就,让他在 24 岁时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他并不需要名气。他们也都不需要钱。网景的同事们随后共同创办了一家公司,最终成为由霍格维茨运营的 Opsware 公司,后者于 2007 年以 17 亿美元的价格被出售给了惠普公司。

两年后,两人创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在此之前,他们涉足天使投资,在那里他们获得了叛逆的名声,至少以沙丘路 (Sand Hill Road) 人群那种保守的标准来看是这样。安德森通过他的「pmarca」博客帮助推广创业建议,pmarca 是他随后资的 Twitter 的创意的前身。Twitter 以其意想不到的的 140 个字符的微型文章而闻名,内容涉及从经济理论到网络中立等各种主题。

为了建立自己的风投公司,安德森和霍洛维茨的品牌战略定位并非是针对行业精英,而是以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 的甲骨文(Oracle) 及其在企业软件「战争」期间的积极营销为蓝本。他们拥抱媒体,举办众星云集的活动,对任何愿意听的人说传统风险投资的坏话。他们一开始参与 Okta (现在估值 90 亿美元) 和 Slack (70 亿美元) 的种子轮融资,但他们忽视了传统智慧,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等公司估值已经达到数十亿美元的时候大举收购它们的股票。普林斯顿大学首席投资官安德鲁•戈尔登(Andrew Golden)是他们基金的一位投资者,他说,其他公司抱怨 a16z 基金花很长时间成就了一个笑话。

在提前退出投资和一些紧缩措施的支持下,安德森和霍洛维茨重新投资该基金,该基金的结构更像是好莱坞的人才经纪公司,而非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他们多年来都没有拿过薪水,公司新晋普通合伙人的薪水也低于市场一般水平。另一方面,它的大部分费用,包括传统上用于支付公司所有费用的 2% 的基金管理费,都用在了一个快速增长的服务团队身上,其中包括市场营销、业务拓展、财务和招聘等方面。

需要进行新一轮融资吗?a16z 基金将赋予你「超级力量」,帮你编写 PPT,在会议前安排数十次训练。需要一个工程部门副主席吗?a16z 基金的人才部门将选择最佳的猎头公司,监督其有效地为你选出这个职位最佳的候选人。人力资源问题?财会危机?「如果某事脱轨,你有专属私人电话(Batphone)可以打」,为非营利组织制作软件的公司 NationBuilder 的 CEO Lea Endres 说道。

在公司总部的贵宾报告中心和纽约办公室,a16z 的工作人员扮演了中介的角色,他们吸引大公司和政府机构关注前沿技术的前景,然后把相关初创公司投资组合展示给参观者。a16z 在 2012 年投资的 GitHub 是开源代码存储平台,在被微软以 75 亿美元收购之前,GitHub 在 2015 年和 2016 年的经常性收入达到 2000 万美元,公司有名员工常驻在 a16z 办公室。在其帮助下,其在 2014 年投资的新零售独角兽 Instacart 与全国零售商和食品品牌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三月,十几家创业公司一个接一个地与美国国防部旗下的创新部门会面,后者负责帮助美国武装部队寻找和购买新技术。

两位创始人的变革奏效了。据悉,a16z 基金旗下的第一支和第三支旗舰基金,规模分别为 3 亿美元和 9 亿美元,预计将向投资者返还 5 倍的回报。它旗下规模为 6.5 亿美元的第二支基金和规模为 17 亿美元的第四支基金,预计将向投资者返还 3 倍于投资款的回报,并且预计回报会继续攀升。2016 年建立的第五支基金资管规模为 16 亿美元,因为时间太短,还不足以预估回报。

虽然其它投机机构可能不愿意公开称赞 a16z 基金,但他们已公然效仿其做法。从博主和播客专家到驻地财务官和安全专家,近年来风险投资行业的非投资专业人员数量激增。「提供服务的想法,现在感觉就像在下赌注」,风险投资公司 Haystack 的普通合伙人塞米尔·沙阿(Semil Shah)说,「许多公司都复制了这一点。」


三、舆论非议 错失独角兽


所有这些 a16z 基金引以为豪的行为都为其树敌。其他投资者从未忘记该基金是如何宣称投资行业被打破,而且仅有它有修复行业的秘诀。几乎从一开始,有关 a16z 基金以过高价格交易的谣言就甚嚣尘上,以至于在 2012 年两位创始人着手筹建第三支主要基金时,合伙人不得不向他们的被投公司逐一核对其头寸,以证清白。

与此同时,他们失败的投资,包括 Clinkle、Jawbone 和 Fab 等备受瞩目的投资,以及像 Zenefits 这样的重大失误也被放大了。a16z 广为人知的观念是,重要的不是你投资了多少家失败的公司,而是有多少公司获得了巨大的、异乎寻常的成功。安德森认为,每年只有 15 笔交易产生了全部回报,他打算先看所有热门交易。

a16z 基金错过了近年来最引人注目的全球最佳创投人榜上榜者 —— Uber 优步。该公司现在仍不承认这一点,但是几位了解募资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该公司对优步的投资得失几乎就是一步之遥。至今还有一个不为多数人知的故事:在 2011 年秋天,优步的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正在募集 B 轮融资时,希望由 a16z 基金领投。a16z 同样渴望实现这一目标,尤其是安德森本人。到 10 月初,卡兰尼克打电话给其他公司告诉他们,他与安德森和另一个合作伙伴进行了合作,B 轮估值约为 3 亿美元。然而,在第 11 个小时,a16z 基金动摇了。根据福布斯获得的卡兰尼克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该基金彼时表示,它仍然会进行投资,但估值将远低于 2.2 亿美元,并且不计入投资或员工期权池。

「他们试图吓住我们,」卡拉尼克对其投资者写道。「所以我们调整了方向。优步的新阶段开始了。」卡拉尼克转而投入对优步以 2.9 亿美元的估值的门罗风投(Menlo Ventures)的怀抱。

尽管 2013 年,a16z 投资了优步的竞争对手 Lyft,并已将部分股票套现获利,但该公司与优步的恩怨并没有就此了结。据参与谈判的消息人士透露,a16z 曾在 2014 年和 2016 年两次参与这两家网约车公司的合并谈判。如果这笔交易成功,它将为该公司打开一扇进入优步的后门。无论如何,我们都很难忽视 a16z 错失目前估值达 760 亿美元的优步的事实。优步正准备进行 IPO,规模可能是 Lyft3 月份 IPO 规模的四到五倍。a16z 拒绝就优步发表评论。

a16z 的领导层也受到了其他人的批评。就像去年的最佳创投人榜单显示的那样,公司管理层的多元化进程还很缓慢,所有 10 位普通合伙人都是男性,部分原因是公司规定,合伙人必须是前初创公司创始人,不能从内部提拔。在过去的一年里,该基金增加了三名女性普通合伙人,但在此之前,该基金流失了顶尖人才。

近年来,安德森和霍洛维茨都平息了这些喧嚣。安德森承认,与他们年轻时所坚持的相反,「风险投资并不是一个处于危机中的行业」,但他表示,该公司如何达到顶级地位并不重要。霍洛维茨更进一步。他说 :「我有点后悔,因为我觉得我伤害了一些人的感情,这些人都是非常优秀的企业家。我走得太远了。」对于该公司的招聘规定成为该公司未能增加一名女性普通合伙人的原因之一,他承认很难改变那些已经成为公司刻板印象的东西,「可能花了比应该花的时间更长的时间来改变它,但我们在改变。」


四、颠覆性举措,全员注册 FA


今年春天早些时候,a16z 的一部分高管聚集在总部一间明亮的小会议室里,与来自一家低调但产品紧俏的生物科技公司的两位创始人举行了推介会议。关键在于 : 风投正在向创业者推销自己的服务,运营团队的领导者向这家初创公司宣传自己的服务。这家健康诊断公司目前商业模式仍不明朗。企业家们似乎持怀疑态度。两年前,当他们遇到这家公司时,a16z 参与了他们的种子轮融资,但它们并未向后者提供多少生物初创企业方面的资源。随后一个小时里,他们将逐一学习 a16z 是如何在过去 18 个月里,为联合健康 (UnitedHealth) 和凯撒医疗 (Kaiser Permanente) 等公司提供专业专家和人脉的。「我们发现,在硅谷建立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与仅仅建立一家科技公司真的很不一样,」该公司的技术人才主管香农•席尔兹 (Shannon Schiltz) 表示。

这种反向投资策略象征着 a16z 的新形态。除了彻底改变典型的风险投资流程,该公司还投资于生物技术领域,该公司曾表示永远不会涉足这一领域。但规模和追求挑战者的现状意味着进入新的领域,该公司已经为该行业的两支基金筹集了 6.5 亿美元。自 2017 年以来一直担任普通合伙人的豪尔赫•康德 (Jorge Conde) 表示 :「该品牌在生物技术领域的分量还没有科技行业那么大。但我们共同努力,插上了这面旗帜。」康德曾领导上市遗传学公司 Syros 的公司战略,并与他人联合创办了一家基因组初创公司。合伙人们每周在委员会开三次主题会,评估投资,然后作为一家公司在周一和周五开会,审查潜在的投资。

然后就是加密货币。去年该公司在加密市场波动之际,筹建了一支 3.5 亿美元规模的基金。但直到最近,合伙人克里斯•迪克森 (Chris Dixon) 和凯蒂•豪恩 (Katie Haun) 才会与霍洛维茨私下会面。严格来说,该基金是与公司其他部门分开的一个独立法人实体。这意味着他们拥有不同的电子邮件地址和自己的网站,因为注册为传统风投公司的资金受到法律限制。a16z 是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的早期投资者,也是 2017 年许多陷入加密货币热潮的公司之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的监管规定将此类投资视为「高风险」,并将这些股权、二次购买以及基金或代币投资的比例限制在传统风险投资基金的 20% 以内。

因此,a16z 基金在今年春季开始了迄今为止最颠覆性的举措之一 : 该公司宣布放弃风险投资豁免( VC exemptions),注册为财务顾问,并在 3 月份完成了相关文件审批。这是一个代价高昂、痛苦的举措,需要聘请合规官员,对每位员工进行审计,禁止其投资者在公开场合谈论投资组合或基金业绩——甚至在其自己的播客上也是如此。好处则正如凯蒂所说,公司的合伙人可以再次自由地分享交易,由一位房地产专家与一位加密货币专家合作完成一笔交易,比如在区块链买房初创公司。

消息人士称,当该公司宣布将在未来几周内关闭一只新的成长型基金时,这笔钱就派上了用场。这将为其最新的合作伙伴大卫乔治 (David George) 增加 20 亿至 25 亿美元,用于投资整个投资组合以及其他规模更大、增长更快的公司。根据新规定,该基金将能够从创始人和早期投资者手中购买股票,或者交易公开发行的股票。除了去年宣布的一个将非裔美国领导人与初创企业联系起来的基金,这个新的增长基金还将向 a16z 提供 4 只专业基金,还有更多潜在的后续基金。

这就是该公司计划如何在拥挤的风投市场上保持领先的原因。专家们说,风投领域正在被专业种子基金和少数几家巨头全产业公司瓜分。斯坦福大学研究该行业的教授 Ilya Strebulaev 说,由于更成熟的天使投资集团和软银 (SoftBank) 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等非风投巨头,传统公司面临着来自渠道顶部和底部的前所未有的压力。「风险资本在不断变化,」他表示。「我们应该期待很多根本性的变化。」

其中一些变化是不可避免的,比如该行业逐渐认识到 a16z 将服务作为投资诱饵的策略。或者是 a16z 模式的固有局限,该模式总是需要不断增长的巨额资金来承担开支。还有一些问题是需要解决的,对于雄心勃勃的年轻员工来说,高工资不足以让他们在晋升机会很小的情况下长期留在公司。由于安德森和霍洛维茨的旧公司 Opsware 的老员工仍然遍布整个公司,一些老员工得到特殊待遇,会挫伤士气。与此同时,该公司坚持称每个人都是合伙人,甚至包括最年轻的人才或会计经理,这似乎没有什么害处,最坏的情况下,也只是会让业内其他人感到厌烦。但正如一位前合伙人所指出的,如果这些头衔限制了晋升和职业发展的前景,它们可能需要像该公司的旧的普通合伙人规则一样「退休」。

最大的风险:整个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么成为市场上最知名的风投公司,要么对竞争对手持续模仿直到抄袭,但这都不重要。世界继续意识到权力和影响力 —— Facebook 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对社会的影响,以及大型科技公司可能没有完全承担起自己的责任。面对这种不断变化的趋势,历史上有关高增长和扎克伯格式雄心壮志的风投故事可能会落空。

在一个既可能是不妥协,也可能是天真幼稚的选择中,安德森以 Facebook 的首席执行官为例,称他正是那种颠覆型创始人,决心采取必要的、痛苦的步骤来纠正错误。「他刚刚发布了一份备忘录,内容基本上是围绕隐私和信息重塑 Facebook,」安德森今年 3 月表示。「闭上你的眼睛,想象一个经典的西装革履的男人怎样做。」

虽然安德森说他太忙于经营公司以至于没有任何爱好 , 他引用他最喜欢的新电视节目之一 HBO's Succession,来描述成功所需的心态:「如果你不能同时骑两头大象,你在马戏团里做什么?」


原文标题:Andreessen Horowitz Is Blowing Up The Venture Capital Model Again
文章来源:Forbes
原文作者:Alex Konard
翻译:王泽龙 查看全部
10540506e542f12a781fe0ec118068e0.jpg


硅谷风险投资公司 A16Z 正在变成一家你不认识的公司。该公司创始人马克•安德森 (Marc Andreessen) 和本•霍洛维茨 (Ben Horowitz) 向《福布斯》表示,该公司 150 名员工已经全部注册为财务顾问,A16Z 正从一家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转型为一家拥有 150 名员工的金融顾问公司,以便让能够进行更大的押注,并加大对加密货币等高风险资产类别的投资。



2009 年,马克•安德森(MarcAndreessen)和本•霍洛维(Ben Horowitz)从金融危机中走出来,展开了挑战硅谷的行动。那一年,他们为自己的首支风险投资基金做宣传,承诺将找到新一代狂妄自大的创始人——富有野心的、极度自信的、专注于某事的 —— 属于乔布斯风格模式的那种人,利用技术改变世界。伴随着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在投资支持 Facebook 和 Twitter 这样的企业时,他们的确做到了这点。

安德森惬意地坐在加州门罗帕克的 Andreessen Horowitz (简称:a16z)总部的沙发上,他的网景浏览器及其之后的 IPO 是数字时代的试金石,但他也明白,当初的词汇在 2019 年并不受欢迎。「21 世纪是富有挑战的时代,」他说,在一个高度互联、社交媒体和信息过载的时代,这些不和谐因素将挑战现状,同时也会有数十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诞生。出局者往往伴随着愤怒与质疑声。

安德森无疑是个意见领袖,他有着广受欢迎的博客和推特,熟悉运营策略,他是硅谷颠覆规则的典型代表之一。仅用 10 年,a16z 便加入了硅谷精英风投的行列,给投资人们带来了至少 100 多亿美元的账面利润。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他参与投资的至少有 5 家独角兽公司 —— Airbnb、Lyft、PagerDuty、Pinterest 和 Slack —— 将上市。

「在任何行业中,差异化的最好方式是什么?成为第一名。」安德森说到,他身高 6 英尺 5 英寸,光头圆脑。


一、保持与众不同


然而,保持第一比拿到第一更难。随着接连爆出的 Facebook 数据丑闻,技术将改善世界这一乐观想法已经恶化,社交媒体倾向于揭露社会的阴暗面,每一次揭露,都对技术福音论调构成了挑战。安德森,作为早期投资者,仍然列席 Facebook 的董事会。在沙丘路(Sand Hill Road)的会议室里,投资者们押注下一个 Instagram,Twitter 或 Skype,这三家公司是 a16z 最著名的早期投资案例 —— 但它们不再是风险投资感兴趣的新兴公司。如今,与 a16z 竞争的 10 亿美元级别的基金数量达到了历史最高纪录,软银(SoftBank)也加入了进来。软银拥有 1000 亿美元的巨额资金,这让包括 a16z 在内的所有基金看起来都很「古怪」。

因此,安德森与霍格维茨,两位分列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第 55 位和第 73 位,打算颠覆他们自己。他们刚刚完成了一笔即将宣布的 20 亿美元的募资(此后其旗下管理资产接近 100 亿美元)。

更为激进的是,他们告诉福布斯,他们将整个公司 150 余名员工均注册为财务顾问(FA),完全放弃了 a16z 作为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地位。

a16z 为什么要这么做?风险投资基金因为主要投资于创新公司的股权,因此不需要「华尔街式」的强监管。而到了加密货币时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称这种高风险投资需要更多的监管。放弃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它将能够更深入地进行高风险的投注:如果公司想要将 10 亿美元投资于加密货币,或者从公开市场或者其他投资人处购买无限制股份。

「羽毛还有什么用呢?人们无非是喜欢褶皱罢了,」安德森笑着说道。「与众不同的东西就会得到凸显。」


二、做初创企业「媒人」


从一开始,a16z 基金就有一个简单的信条:「我们想建立一个我们一直想从中获取资金的风险投资公司,」霍洛维茨说。安德森,因为网景浏览器的突出成就,让他在 24 岁时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他并不需要名气。他们也都不需要钱。网景的同事们随后共同创办了一家公司,最终成为由霍格维茨运营的 Opsware 公司,后者于 2007 年以 17 亿美元的价格被出售给了惠普公司。

两年后,两人创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在此之前,他们涉足天使投资,在那里他们获得了叛逆的名声,至少以沙丘路 (Sand Hill Road) 人群那种保守的标准来看是这样。安德森通过他的「pmarca」博客帮助推广创业建议,pmarca 是他随后资的 Twitter 的创意的前身。Twitter 以其意想不到的的 140 个字符的微型文章而闻名,内容涉及从经济理论到网络中立等各种主题。

为了建立自己的风投公司,安德森和霍洛维茨的品牌战略定位并非是针对行业精英,而是以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 的甲骨文(Oracle) 及其在企业软件「战争」期间的积极营销为蓝本。他们拥抱媒体,举办众星云集的活动,对任何愿意听的人说传统风险投资的坏话。他们一开始参与 Okta (现在估值 90 亿美元) 和 Slack (70 亿美元) 的种子轮融资,但他们忽视了传统智慧,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等公司估值已经达到数十亿美元的时候大举收购它们的股票。普林斯顿大学首席投资官安德鲁•戈尔登(Andrew Golden)是他们基金的一位投资者,他说,其他公司抱怨 a16z 基金花很长时间成就了一个笑话。

在提前退出投资和一些紧缩措施的支持下,安德森和霍洛维茨重新投资该基金,该基金的结构更像是好莱坞的人才经纪公司,而非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他们多年来都没有拿过薪水,公司新晋普通合伙人的薪水也低于市场一般水平。另一方面,它的大部分费用,包括传统上用于支付公司所有费用的 2% 的基金管理费,都用在了一个快速增长的服务团队身上,其中包括市场营销、业务拓展、财务和招聘等方面。

需要进行新一轮融资吗?a16z 基金将赋予你「超级力量」,帮你编写 PPT,在会议前安排数十次训练。需要一个工程部门副主席吗?a16z 基金的人才部门将选择最佳的猎头公司,监督其有效地为你选出这个职位最佳的候选人。人力资源问题?财会危机?「如果某事脱轨,你有专属私人电话(Batphone)可以打」,为非营利组织制作软件的公司 NationBuilder 的 CEO Lea Endres 说道。

在公司总部的贵宾报告中心和纽约办公室,a16z 的工作人员扮演了中介的角色,他们吸引大公司和政府机构关注前沿技术的前景,然后把相关初创公司投资组合展示给参观者。a16z 在 2012 年投资的 GitHub 是开源代码存储平台,在被微软以 75 亿美元收购之前,GitHub 在 2015 年和 2016 年的经常性收入达到 2000 万美元,公司有名员工常驻在 a16z 办公室。在其帮助下,其在 2014 年投资的新零售独角兽 Instacart 与全国零售商和食品品牌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三月,十几家创业公司一个接一个地与美国国防部旗下的创新部门会面,后者负责帮助美国武装部队寻找和购买新技术。

两位创始人的变革奏效了。据悉,a16z 基金旗下的第一支和第三支旗舰基金,规模分别为 3 亿美元和 9 亿美元,预计将向投资者返还 5 倍的回报。它旗下规模为 6.5 亿美元的第二支基金和规模为 17 亿美元的第四支基金,预计将向投资者返还 3 倍于投资款的回报,并且预计回报会继续攀升。2016 年建立的第五支基金资管规模为 16 亿美元,因为时间太短,还不足以预估回报。

虽然其它投机机构可能不愿意公开称赞 a16z 基金,但他们已公然效仿其做法。从博主和播客专家到驻地财务官和安全专家,近年来风险投资行业的非投资专业人员数量激增。「提供服务的想法,现在感觉就像在下赌注」,风险投资公司 Haystack 的普通合伙人塞米尔·沙阿(Semil Shah)说,「许多公司都复制了这一点。」


三、舆论非议 错失独角兽


所有这些 a16z 基金引以为豪的行为都为其树敌。其他投资者从未忘记该基金是如何宣称投资行业被打破,而且仅有它有修复行业的秘诀。几乎从一开始,有关 a16z 基金以过高价格交易的谣言就甚嚣尘上,以至于在 2012 年两位创始人着手筹建第三支主要基金时,合伙人不得不向他们的被投公司逐一核对其头寸,以证清白。

与此同时,他们失败的投资,包括 Clinkle、Jawbone 和 Fab 等备受瞩目的投资,以及像 Zenefits 这样的重大失误也被放大了。a16z 广为人知的观念是,重要的不是你投资了多少家失败的公司,而是有多少公司获得了巨大的、异乎寻常的成功。安德森认为,每年只有 15 笔交易产生了全部回报,他打算先看所有热门交易。

a16z 基金错过了近年来最引人注目的全球最佳创投人榜上榜者 —— Uber 优步。该公司现在仍不承认这一点,但是几位了解募资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该公司对优步的投资得失几乎就是一步之遥。至今还有一个不为多数人知的故事:在 2011 年秋天,优步的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正在募集 B 轮融资时,希望由 a16z 基金领投。a16z 同样渴望实现这一目标,尤其是安德森本人。到 10 月初,卡兰尼克打电话给其他公司告诉他们,他与安德森和另一个合作伙伴进行了合作,B 轮估值约为 3 亿美元。然而,在第 11 个小时,a16z 基金动摇了。根据福布斯获得的卡兰尼克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该基金彼时表示,它仍然会进行投资,但估值将远低于 2.2 亿美元,并且不计入投资或员工期权池。

「他们试图吓住我们,」卡拉尼克对其投资者写道。「所以我们调整了方向。优步的新阶段开始了。」卡拉尼克转而投入对优步以 2.9 亿美元的估值的门罗风投(Menlo Ventures)的怀抱。

尽管 2013 年,a16z 投资了优步的竞争对手 Lyft,并已将部分股票套现获利,但该公司与优步的恩怨并没有就此了结。据参与谈判的消息人士透露,a16z 曾在 2014 年和 2016 年两次参与这两家网约车公司的合并谈判。如果这笔交易成功,它将为该公司打开一扇进入优步的后门。无论如何,我们都很难忽视 a16z 错失目前估值达 760 亿美元的优步的事实。优步正准备进行 IPO,规模可能是 Lyft3 月份 IPO 规模的四到五倍。a16z 拒绝就优步发表评论。

a16z 的领导层也受到了其他人的批评。就像去年的最佳创投人榜单显示的那样,公司管理层的多元化进程还很缓慢,所有 10 位普通合伙人都是男性,部分原因是公司规定,合伙人必须是前初创公司创始人,不能从内部提拔。在过去的一年里,该基金增加了三名女性普通合伙人,但在此之前,该基金流失了顶尖人才。

近年来,安德森和霍洛维茨都平息了这些喧嚣。安德森承认,与他们年轻时所坚持的相反,「风险投资并不是一个处于危机中的行业」,但他表示,该公司如何达到顶级地位并不重要。霍洛维茨更进一步。他说 :「我有点后悔,因为我觉得我伤害了一些人的感情,这些人都是非常优秀的企业家。我走得太远了。」对于该公司的招聘规定成为该公司未能增加一名女性普通合伙人的原因之一,他承认很难改变那些已经成为公司刻板印象的东西,「可能花了比应该花的时间更长的时间来改变它,但我们在改变。」


四、颠覆性举措,全员注册 FA


今年春天早些时候,a16z 的一部分高管聚集在总部一间明亮的小会议室里,与来自一家低调但产品紧俏的生物科技公司的两位创始人举行了推介会议。关键在于 : 风投正在向创业者推销自己的服务,运营团队的领导者向这家初创公司宣传自己的服务。这家健康诊断公司目前商业模式仍不明朗。企业家们似乎持怀疑态度。两年前,当他们遇到这家公司时,a16z 参与了他们的种子轮融资,但它们并未向后者提供多少生物初创企业方面的资源。随后一个小时里,他们将逐一学习 a16z 是如何在过去 18 个月里,为联合健康 (UnitedHealth) 和凯撒医疗 (Kaiser Permanente) 等公司提供专业专家和人脉的。「我们发现,在硅谷建立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与仅仅建立一家科技公司真的很不一样,」该公司的技术人才主管香农•席尔兹 (Shannon Schiltz) 表示。

这种反向投资策略象征着 a16z 的新形态。除了彻底改变典型的风险投资流程,该公司还投资于生物技术领域,该公司曾表示永远不会涉足这一领域。但规模和追求挑战者的现状意味着进入新的领域,该公司已经为该行业的两支基金筹集了 6.5 亿美元。自 2017 年以来一直担任普通合伙人的豪尔赫•康德 (Jorge Conde) 表示 :「该品牌在生物技术领域的分量还没有科技行业那么大。但我们共同努力,插上了这面旗帜。」康德曾领导上市遗传学公司 Syros 的公司战略,并与他人联合创办了一家基因组初创公司。合伙人们每周在委员会开三次主题会,评估投资,然后作为一家公司在周一和周五开会,审查潜在的投资。

然后就是加密货币。去年该公司在加密市场波动之际,筹建了一支 3.5 亿美元规模的基金。但直到最近,合伙人克里斯•迪克森 (Chris Dixon) 和凯蒂•豪恩 (Katie Haun) 才会与霍洛维茨私下会面。严格来说,该基金是与公司其他部门分开的一个独立法人实体。这意味着他们拥有不同的电子邮件地址和自己的网站,因为注册为传统风投公司的资金受到法律限制。a16z 是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的早期投资者,也是 2017 年许多陷入加密货币热潮的公司之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的监管规定将此类投资视为「高风险」,并将这些股权、二次购买以及基金或代币投资的比例限制在传统风险投资基金的 20% 以内。

因此,a16z 基金在今年春季开始了迄今为止最颠覆性的举措之一 : 该公司宣布放弃风险投资豁免( VC exemptions),注册为财务顾问,并在 3 月份完成了相关文件审批。这是一个代价高昂、痛苦的举措,需要聘请合规官员,对每位员工进行审计,禁止其投资者在公开场合谈论投资组合或基金业绩——甚至在其自己的播客上也是如此。好处则正如凯蒂所说,公司的合伙人可以再次自由地分享交易,由一位房地产专家与一位加密货币专家合作完成一笔交易,比如在区块链买房初创公司。

消息人士称,当该公司宣布将在未来几周内关闭一只新的成长型基金时,这笔钱就派上了用场。这将为其最新的合作伙伴大卫乔治 (David George) 增加 20 亿至 25 亿美元,用于投资整个投资组合以及其他规模更大、增长更快的公司。根据新规定,该基金将能够从创始人和早期投资者手中购买股票,或者交易公开发行的股票。除了去年宣布的一个将非裔美国领导人与初创企业联系起来的基金,这个新的增长基金还将向 a16z 提供 4 只专业基金,还有更多潜在的后续基金。

这就是该公司计划如何在拥挤的风投市场上保持领先的原因。专家们说,风投领域正在被专业种子基金和少数几家巨头全产业公司瓜分。斯坦福大学研究该行业的教授 Ilya Strebulaev 说,由于更成熟的天使投资集团和软银 (SoftBank) 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等非风投巨头,传统公司面临着来自渠道顶部和底部的前所未有的压力。「风险资本在不断变化,」他表示。「我们应该期待很多根本性的变化。」

其中一些变化是不可避免的,比如该行业逐渐认识到 a16z 将服务作为投资诱饵的策略。或者是 a16z 模式的固有局限,该模式总是需要不断增长的巨额资金来承担开支。还有一些问题是需要解决的,对于雄心勃勃的年轻员工来说,高工资不足以让他们在晋升机会很小的情况下长期留在公司。由于安德森和霍洛维茨的旧公司 Opsware 的老员工仍然遍布整个公司,一些老员工得到特殊待遇,会挫伤士气。与此同时,该公司坚持称每个人都是合伙人,甚至包括最年轻的人才或会计经理,这似乎没有什么害处,最坏的情况下,也只是会让业内其他人感到厌烦。但正如一位前合伙人所指出的,如果这些头衔限制了晋升和职业发展的前景,它们可能需要像该公司的旧的普通合伙人规则一样「退休」。

最大的风险:整个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么成为市场上最知名的风投公司,要么对竞争对手持续模仿直到抄袭,但这都不重要。世界继续意识到权力和影响力 —— Facebook 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对社会的影响,以及大型科技公司可能没有完全承担起自己的责任。面对这种不断变化的趋势,历史上有关高增长和扎克伯格式雄心壮志的风投故事可能会落空。

在一个既可能是不妥协,也可能是天真幼稚的选择中,安德森以 Facebook 的首席执行官为例,称他正是那种颠覆型创始人,决心采取必要的、痛苦的步骤来纠正错误。「他刚刚发布了一份备忘录,内容基本上是围绕隐私和信息重塑 Facebook,」安德森今年 3 月表示。「闭上你的眼睛,想象一个经典的西装革履的男人怎样做。」

虽然安德森说他太忙于经营公司以至于没有任何爱好 , 他引用他最喜欢的新电视节目之一 HBO's Succession,来描述成功所需的心态:「如果你不能同时骑两头大象,你在马戏团里做什么?」


原文标题:Andreessen Horowitz Is Blowing Up The Venture Capital Model Again
文章来源:Forbes
原文作者:Alex Konard
翻译:王泽龙

不做VC了!硅谷顶级风投A16Z重新注册为FA,更激进地买卖加密资产

资讯guixingren 发表了文章 • 2019-04-03 12:21 • 来自相关话题

硅谷 VC 行业正在掀起一场革命,而 A16Z 已经打响了第一枪。通过转型,A16Z 将可以在 portfolio 中间建立二级市场,还能更激进地直接参与到区块链 token 资产的买卖当中。


当风险投资人开始觉得自己承担的风险不够时,你就知道他们要干点什么了。

在4月30日期《福布斯》杂志的一篇重磅报道中,硅谷著名风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宣布,已经完成最新一期20亿美元基金。

比这个更加重要的信息是:A16Z已经提交申请,将自己的公司注册为 FA(财务顾问),正式放弃 VC(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

硅谷 VC 行业正在掀起一场革命,而 A16Z 已经打响了第一枪。


1 成为 FA,对 A16Z 意味着什么?


根据硅星人从 SEC 获得的投资顾问申请表,A16Z 目前投资了41家公司,管理总资产规模已经超过120亿美元。这家名气甚高的机构于2009年创办,目前由 Marc Andreessen 和 Ben Horowitz 两人共同全资持有。 

A16Z 总部位于加州 Menlo Park,共有148名员工。申请表显示,其中27名员工将具备 FA 职能。而《福布斯》杂志文章指出,A16Z 已将“全部150名员工注册为 FA”。依照监管法律和政策,他们将必须申报自己的资产状况,并接受 SEC 的背景调查。

未来,A16Z 将可以提供 FA 的服务:向公司(甚至是个人)提供投融资顾问服务并收取费用、在撮合的收并购交易中抽取手续费等等。并且,A16Z 以及它的员工也将被允许进行二级市场交易。

而这意味着,他们将可以更早、更自由地在二级市场上出售自己持有的旗下 portfolio 公司股权,不再需要等到后轮退出甚至 IPO 才能套现。

不仅如此,放弃 VC 的身份还意味着 A16Z 将在很大程度上摆脱 VC 行业惯例的 LP 负责制。通常,LP 的出资协议里都严格规定只能进行股权投资。现在,A16Z 为了营利而进行投资的方式将不再受到限制。

一个最直接的例子就是,通过放弃 VC 的身份变成 FA,A16Z 将可以进行比往常的风险投资业务风险更高的投资:直接下场买卖数字货币。(是的,你现在一定想到了丹华资本。) 

事实上 A16Z 早就想这样做了。它在近几年为了投资区块链项目而募集的基金 (V、V-A、V-B、V-Q)本身就是自主托管的(self-custodied),而非托管在第三方银行。这意味着在成为 FA 之后,A16Z 将能够更敏捷地在数字加密货币/token 市场上进行交易。






2 FA + 二级市场 = 投行?


毫无疑问,如果具备了在二级市场和数字货币/token市场交易的能力,还提供财务顾问服务收取服务费,这样的 A16Z 看起来确实不像传统的 VC 了——它更像是一家华尔街投行。

传统的投资银行可以自己下场做金融交易,也为其他公司提供融资等财务顾问服务(IPO 承销就是其中一种形式)。

数字货币资管公司 CoinShares 的首席战略官 Meltem Demirors 认为,A16Z 终于成为了一家投行。






Demirors 认为,A16Z 从 VC 向 FA/投行的演化,最大的好处就是 A16Z 现在可以创造一个自己的二级市场,用于交易 portfolio 公司的股权。她指出,从2017年开始,一些纽约的 VC 和被投公司就在做这样的尝试。

在管理资产规模、投资成功率回报率和知名度的维度上,创办于09年的 A16Z 是硅谷最近10年以来唯一一个能跟 VC 行业元老相提并论的 VC。如果算上本轮20亿美元,A16Z 已经完成总计91亿美元融资。包括 Facebook、Box、GitHub、Instagram 和 Zynga 在内,A16Z 已经有过多次高额回报的退出。

但如果你观察 A16Z 的 portfolio,近几年来的退出越来越少,之前的退出形式也是 IPO 和收并购各占一半。大环境是自从 Snap 上市以来,硅谷&西海岸科技独角兽的上市之旅没有一帆风顺的,都在 IPO 后很快股价破发价值缩水(最新的一个例子是 Lyft,也是 A16Z 的 portfolio 公司)。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为投资者、创业公司以及自己创造一个新的二级市场无疑是件好事——至少 A16Z 应该这样认为。





在新的框架下,A16Z 将可以 1)直接在自己的 portfolio 公司之间进行证券交易;2)自己进行证券投资;3)向 portfolio 公司推荐证券和投资产品。


至于亲自下场交易 token 这件事,A16Z 也不是第一个做的。丹华资本前两年做过一件很不同寻常的事情,就下场投资数字货币资产这件事,居然取得了 LP 的同意。遗憾的是当时区块链市场本身滑坡,丹华的投资业绩也不尽如人意。

A16Z 做这件事就一定能成功吗?显然不是,但正如前面所说,它更有钱,在硅谷的人脉更好,有更丰富的经验。随着它转型成 FA/投行/亲自下场的 token 投资者这件事的发生,上面这些优势都有可能转化成它在数字资产市场的影响力。

而且,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区块链公司。而对于这些公司,传统的股权融资将不再是必须采用的筹资方式。如果真是这样,并且 A16Z 也想要参与到其中,它肯定不能再受到传统 VC 商业模式的牵绊。它必须转变身份,才能参与到这些更加激进、风险更高的投资活动当中。

以上这些,或许才是 A16Z 从 VC 转型的真正目的。


附:VC 和 FA 的区别是什么? 


VC 和 FA 的最主要区别是商业模式。更具体来讲,商业模式上的限制。

VC 和 FA 都是当前私募股权融资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一笔对创业公司的投资为例,VC 主要投入资金、获得股权,谋求被投对象的继续增长,在该公司后续的融资当中出让股权、套现退出以完成收益;FA 是一笔投资交易的掮客、“中介”,为 VC 和寻求融资的公司牵线搭桥,在撮合的交易中收取固定比例的费用作为报偿。

VC 的钱不一定是自己的,通常它也需要去外面融资,而它的金主就是 LP(有限合伙人)。简单来说,VC 从 LP 拿到钱,订立协议几年回报,然后它就去投资小公司并在这个年限达到之前套现退出,把赚到的钱交给 LP,自己再拿取一定比例的抽成或奖金。

但是既然 VC 和 LP 之间有协议,它从 LP 拿到的钱必须按照协议使用,通俗来讲就是不能拿去炒股、买基金、买比特币和赌博,必须用于股权投资。VC 的员工只有在完成套现后才能获得一笔丰厚的回报,平时拿的是普通工资。在理论上,VC 的其他员工(比如投资经理)也不得私下提供有偿服务。

而 FA 没有这样的限制。一家 FA 公司只要有一定的资金可以启动业务即可,撮合交易赚到的钱也是自己的。FA 的员工可以有偿提供市场需要的财务顾问服务,这也是它主要的商业模式。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A16Z 申请成为 FA 的注册文件。


文 | 光谱 查看全部
a16z.jpg


硅谷 VC 行业正在掀起一场革命,而 A16Z 已经打响了第一枪。通过转型,A16Z 将可以在 portfolio 中间建立二级市场,还能更激进地直接参与到区块链 token 资产的买卖当中。



当风险投资人开始觉得自己承担的风险不够时,你就知道他们要干点什么了。

在4月30日期《福布斯》杂志的一篇重磅报道中,硅谷著名风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宣布,已经完成最新一期20亿美元基金。

比这个更加重要的信息是:A16Z已经提交申请,将自己的公司注册为 FA(财务顾问),正式放弃 VC(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

硅谷 VC 行业正在掀起一场革命,而 A16Z 已经打响了第一枪。


1 成为 FA,对 A16Z 意味着什么?


根据硅星人从 SEC 获得的投资顾问申请表,A16Z 目前投资了41家公司,管理总资产规模已经超过120亿美元。这家名气甚高的机构于2009年创办,目前由 Marc Andreessen 和 Ben Horowitz 两人共同全资持有。 

A16Z 总部位于加州 Menlo Park,共有148名员工。申请表显示,其中27名员工将具备 FA 职能。而《福布斯》杂志文章指出,A16Z 已将“全部150名员工注册为 FA”。依照监管法律和政策,他们将必须申报自己的资产状况,并接受 SEC 的背景调查。

未来,A16Z 将可以提供 FA 的服务:向公司(甚至是个人)提供投融资顾问服务并收取费用、在撮合的收并购交易中抽取手续费等等。并且,A16Z 以及它的员工也将被允许进行二级市场交易。

而这意味着,他们将可以更早、更自由地在二级市场上出售自己持有的旗下 portfolio 公司股权,不再需要等到后轮退出甚至 IPO 才能套现。

不仅如此,放弃 VC 的身份还意味着 A16Z 将在很大程度上摆脱 VC 行业惯例的 LP 负责制。通常,LP 的出资协议里都严格规定只能进行股权投资。现在,A16Z 为了营利而进行投资的方式将不再受到限制。

一个最直接的例子就是,通过放弃 VC 的身份变成 FA,A16Z 将可以进行比往常的风险投资业务风险更高的投资:直接下场买卖数字货币。(是的,你现在一定想到了丹华资本。) 

事实上 A16Z 早就想这样做了。它在近几年为了投资区块链项目而募集的基金 (V、V-A、V-B、V-Q)本身就是自主托管的(self-custodied),而非托管在第三方银行。这意味着在成为 FA 之后,A16Z 将能够更敏捷地在数字加密货币/token 市场上进行交易。

a16z2.jpg


2 FA + 二级市场 = 投行?


毫无疑问,如果具备了在二级市场和数字货币/token市场交易的能力,还提供财务顾问服务收取服务费,这样的 A16Z 看起来确实不像传统的 VC 了——它更像是一家华尔街投行。

传统的投资银行可以自己下场做金融交易,也为其他公司提供融资等财务顾问服务(IPO 承销就是其中一种形式)。

数字货币资管公司 CoinShares 的首席战略官 Meltem Demirors 认为,A16Z 终于成为了一家投行。

a16z3.jpg


Demirors 认为,A16Z 从 VC 向 FA/投行的演化,最大的好处就是 A16Z 现在可以创造一个自己的二级市场,用于交易 portfolio 公司的股权。她指出,从2017年开始,一些纽约的 VC 和被投公司就在做这样的尝试。

在管理资产规模、投资成功率回报率和知名度的维度上,创办于09年的 A16Z 是硅谷最近10年以来唯一一个能跟 VC 行业元老相提并论的 VC。如果算上本轮20亿美元,A16Z 已经完成总计91亿美元融资。包括 Facebook、Box、GitHub、Instagram 和 Zynga 在内,A16Z 已经有过多次高额回报的退出。

但如果你观察 A16Z 的 portfolio,近几年来的退出越来越少,之前的退出形式也是 IPO 和收并购各占一半。大环境是自从 Snap 上市以来,硅谷&西海岸科技独角兽的上市之旅没有一帆风顺的,都在 IPO 后很快股价破发价值缩水(最新的一个例子是 Lyft,也是 A16Z 的 portfolio 公司)。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为投资者、创业公司以及自己创造一个新的二级市场无疑是件好事——至少 A16Z 应该这样认为。

a16z4.jpg

在新的框架下,A16Z 将可以 1)直接在自己的 portfolio 公司之间进行证券交易;2)自己进行证券投资;3)向 portfolio 公司推荐证券和投资产品。


至于亲自下场交易 token 这件事,A16Z 也不是第一个做的。丹华资本前两年做过一件很不同寻常的事情,就下场投资数字货币资产这件事,居然取得了 LP 的同意。遗憾的是当时区块链市场本身滑坡,丹华的投资业绩也不尽如人意。

A16Z 做这件事就一定能成功吗?显然不是,但正如前面所说,它更有钱,在硅谷的人脉更好,有更丰富的经验。随着它转型成 FA/投行/亲自下场的 token 投资者这件事的发生,上面这些优势都有可能转化成它在数字资产市场的影响力。

而且,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区块链公司。而对于这些公司,传统的股权融资将不再是必须采用的筹资方式。如果真是这样,并且 A16Z 也想要参与到其中,它肯定不能再受到传统 VC 商业模式的牵绊。它必须转变身份,才能参与到这些更加激进、风险更高的投资活动当中。

以上这些,或许才是 A16Z 从 VC 转型的真正目的。


附:VC 和 FA 的区别是什么? 


VC 和 FA 的最主要区别是商业模式。更具体来讲,商业模式上的限制。

VC 和 FA 都是当前私募股权融资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一笔对创业公司的投资为例,VC 主要投入资金、获得股权,谋求被投对象的继续增长,在该公司后续的融资当中出让股权、套现退出以完成收益;FA 是一笔投资交易的掮客、“中介”,为 VC 和寻求融资的公司牵线搭桥,在撮合的交易中收取固定比例的费用作为报偿。

VC 的钱不一定是自己的,通常它也需要去外面融资,而它的金主就是 LP(有限合伙人)。简单来说,VC 从 LP 拿到钱,订立协议几年回报,然后它就去投资小公司并在这个年限达到之前套现退出,把赚到的钱交给 LP,自己再拿取一定比例的抽成或奖金。

但是既然 VC 和 LP 之间有协议,它从 LP 拿到的钱必须按照协议使用,通俗来讲就是不能拿去炒股、买基金、买比特币和赌博,必须用于股权投资。VC 的员工只有在完成套现后才能获得一笔丰厚的回报,平时拿的是普通工资。在理论上,VC 的其他员工(比如投资经理)也不得私下提供有偿服务。

而 FA 没有这样的限制。一家 FA 公司只要有一定的资金可以启动业务即可,撮合交易赚到的钱也是自己的。FA 的员工可以有偿提供市场需要的财务顾问服务,这也是它主要的商业模式。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A16Z 申请成为 FA 的注册文件。


文 | 光谱

神秘的FBG资本,与它所经历的荣耀与动荡

公司chainbs 发表了文章 • 2019-03-18 11:59 • 来自相关话题

众所周知,FBG资本及其创始人周硕基是加密数字资产市场最大的赢家之一,有媒体统计目前总投资数量超过80个,其中包括OmiseGO、Zilliqa、0X、Aelf等众多知名项目,去年8月周硕基还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

但是,公众对FBG以及周硕基的了解仍然相当有限,FBG资本不设PR部门、自身几乎没有任何PR,周硕基本人的公开采访报道只有两三篇。FBG资本究竟是怎样发展壮大的?FBG的投资风格与特点是怎样的?如今又遇到了怎样的困难?多数人都对此感到模糊与好奇。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链捕手采访了数十位与FBG资本或周硕基打过交道的创业者与投资人,尽管采访难度超出过往,但我们仍然获取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资料,并希望通过本文帮助各位读者了解一个尽可能详实真切的FBG资本与周硕基,同时以FBG资本为典型折射出整个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生存状态。


01 发展历程与策略


如今的FBG资本与周硕基浑然一体,但在其创立之初并非如此。

据链捕手查询,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在多个场合自称为FBG资本的创始人之一。「FBG当时(16年6-7月)是我牵头找硕基搞的,他当时还在做一些交易和汇兑相关的事情,我觉得并不sexy。」徐义吉在去年12月接受499block访谈时说道,「发起基金后,我们募集了1000个BTC。」

尽管在FBG资本的所有资料与报道中,都没有出现任何与徐义吉相关的信息,但链捕手通过FBG早期投资项目ICO365创始人李雄等多个渠道佐证了部分信息。

「FBG资本其实是由周硕基与徐义吉两人发起成立,16年下半年的投资过程中我与他们两人都有很多沟通。」李雄告诉链捕手。不过在16年9月,徐义吉在拿到蚂蚁金服的Offer后就慢慢淡出FBG资本相关业务,尽管一年后再度回到币圈,也与FBG资本再无公开交集。

由此,周硕基成为FBG资本的唯一控制人,同时也开启了FBG资本的快速发展阶段。彼时,比特币价格已经连续2年在4000元以下浮动,新一轮牛市正在酝酿。「很多机构因为入场过早就没有做成,但FBG入场的时间点特别合适,处于比特币的上升期。」某知名投资机构合伙人何祎(化名)说。

周硕基也曾在一次活动谈及为什么他要在这个时间进入投资市场。周硕基从14年开始就进入数字货币二级市场,除了直接投资比特币以外,他还频繁实施「搬砖」与量化等套利交易策略。在这个过程中,周硕基发现了两个趋势,一是数字资产规模会继续扩大,二是比特币的份额会持续下降,「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在高速增长中,找到下一个份额不断扩大的资产,或者是一类资产。」周硕基在活动中说道。

同时,16、17年区块链投资的主体大部分都是个人,只有分布式投资等为数不多的几家机构聚焦于区块链投资,此外还有丹华资本、PreAngle等少数股权投资机构开始尝试区块链投资,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格局尚处于相当早期的阶段。

为了尽快形成FBG资本的差异化优势,周硕基采取了一个如今看来相当聪明的策略,即将海外优质项目带到国内。「当时FBG有一定的前瞻性,带着海外的不少项目在中国做路演,构建了一些资源连接。」徐义吉还在那个访谈中表示。

李雄也表示,当初ICO365平台上的AE、SNT等币种都是FBG资本引荐过来的,「帮主非常善于引进牛逼的海外项目,然后在中国社区引爆。」





周硕基 (来自《福布斯》杂志)


作为「大V帮」的帮主,周硕基在人脉资源方面与行业视野的确具有显著优势,例如他与火币始终保持紧密联系,在FBG资本入选火币超级节点之外,周硕基担任了火币区块链+ 产业联盟委员会委员、竞选火币公链领袖。这些资源优势一方面有助于提升被投项目的知名度与竞争力,另一方面可以反过来增强公众对FBG资本的品牌认知。

「他非常地谦逊友好,总是很乐意去帮助我们,给我们提出了许多建议和方向,办活动都会找我们过去,而且也经常在群里分享他对行业的看法。」FBG投资项目Ultrain联合创始人Emma Liao对周硕基的为人赞不绝口。另一个要求匿名的FBG投资项目创始人也表示,周硕基最大的特点就是仗义。

值得注意的是,周硕基还相当热衷于为被投项目担任顾问,其中包括Aeternity、Aelf、Zilliqa、Covalent等至少9个项目,这在主流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投资人中并不常见。

更重要的是,周硕基的眼光的确毒辣,投中了0X、OmiseGO、Zilliqa等众多回报率高、成长性强的项目,为FBG资本带来数十倍乃至上百倍的收益,并奠定了FBG资本在行业的地位。

至于FBG资本的投资特点与流程,Emma Liao向链捕手表示,在她看来FBG资本的投资决策流程非常符合传统VC投资的流程与规则,「FBG投委会每个人都与我们进行了深入沟通,对项目的竞争壁垒、技术水准、团队背景等方面都进行了调研,非常深入严谨。」

而在去年《福布斯 》杂志的报道中,FBG资本前交易员Gordon Chen也透露过FBG非正统的ICO投资方法,其中包括密切关注创始团队、监控Telegram上的聊天室,并与学者、科学家、工程师、投资者和社区领袖保持沟通。Chen还表示,他被要求调查ICO项目时,不断与加密项目团队会面,「我本周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

17年10月,FBG资本启动了全球化战略,陆续在美国、韩国、新加坡、以色列等国家设立办公室,至18年8月一共有近50名全职员工在全球参与投资业务,这有助于FBG资本开拓更多项目获取渠道、及时了解更多市场动向。据链捕手粗略统计,18年FBG资本近一半投资项目都属于以国外背景为主的项目。同时,很少有其他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实现同等程度的全球化布局程度,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构成为FBG资本的护城河之一。

FBG资本另一项重要支柱业务则是二级市场交易,包括以套利为目的的高频交易、基于内幕消息与市场判断的短期交易等。在18年之前,对于绝大多数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而言,几乎所有业务都集中在一级市场,但得益于周硕基此前丰富的二级市场操作经验,FBG资本自创立之初就将二级市场交易视为最重要的业务之一,这也为FBG资本带去了颇为丰厚的利润。





FBG资本于18年制作的用于募资的文件资料


在投资与交易业务取得较高成绩后,周硕基的野心逐渐不满于此,他在接受BABI财经采访时表示其愿景是将FBG资本打造为「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高盛在传统金融领域拥有极强的掌控力,覆盖投资银行、资产管理、投资、咨询等众多业务,但目前区块链行业各个角色都比较分散,「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对所有主要玩家都充满诱惑力。

因此,FBG资本在18年上半年还成立了多个衍生业务品牌,包括交易解决方案提供商FBG ONE、智库部门FGB X Lab,此外还有与被投公司联合成立的营销咨询公司Block72,试图凭此将多年来积累的经验技巧系统性输出给行业,进而形成并提升整个FBG体系的生态竞争力。

与此同时,FBG资本的团队规模也在快速扩张,从华兴资本、华为、Gemini、平安保险等知名企业引入大量高级人才。一位区块链投资人张槿(化名)曾去FBG北京办公室与其研究部门打过多次交道,他发现该团队成员大多为三四十岁,工作经验非常丰富,显著区别于其他研究机构以年轻人为主的状况。

随着各个衍生业务线陆续展开,FBG资本的公共关系策略逐渐发生转变。「在我们扩张的关键时期,我们需要一些声音出现在主流媒体。」周硕基在去年8月接受BABI财经时表示。

基于前述心态,此前几乎没有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的周硕基在去年7-8月也终于打破惯例,接受了《福布斯》杂志与BABI财经的采访,但周硕基可能并没有料到这次采访反而给他造成许多负面效果。知情人士告诉链捕手,周硕基对《福布斯》那篇报道很不满意。

在《福布斯》的报道《Tricks of a Crypto Trader》中,周硕基的市场操作被称为「Tricks」(伎俩),带有明显的轻蔑意味。同时,这篇报道还指出FBG资本屡屡通过内幕消息与营销炒作获利,「在这里,民主理想就是一个笑话,人们靠获知内幕通往财富自由」。


02 寒冬之际积弊爆发


不过,周硕基可能更没有料到的是,在FBG资本打算扩充业务线、提升曝光度的同时,行业形势急转直下,比特币价格在去年7、8月从8231美元跌至5884美元,此后虽有所回升但又于年底从6000多美元跌至最低近3000美元,其他主流币种、中小币种的跌幅则更大,跌破私募价的币种亦不在少数。





比特币价格自去年7月底以后的走势


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加密货币投资机构都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盈利难、退出难、募资难,投资规模越大亏损越严重,FBG资本也不例外。

FBG资本投资的大量项目币价也都大幅下跌,甚至「被套」,其用于投资的资产面临着巨大贬值损失。此外,很多被投项目不愿意在熊市登陆交易所,从投资到上所交易所需的平均时间大幅超出牛市阶段,再加上二级市场「被套」,FBG资本很可能在最近半年面临着现金回笼困难、现金流萎缩的窘境。

「(币价一直跌)对我们整个流动性策略管理会有影响,我们现在会更关注流动性,投资速度会放缓,要求会更高。」周硕基在去年8月接受媒体人陈一佳采访时说。

根据Crunchbase数据以及其他网络资料,链捕手发现FBG资本自去年9月至今只投资了3个区块链项目,分别是AERGO、Ampleforth、ThunderCore,不及去年1-8月投资数量的十分之一。「跟大部分加密货币投资机构一样,FBG此前募来的钱基本上都花光了。」何祎说。

而在整个行业财富缩水 、熊市深不见底的情况下,FBG资本新一轮基金募资也无法再现过往几年的顺利态势,面临着推进缓慢的窘境。

量化套利一直是FBG资本实现资产增值、获取利润的重要手段,但18年以来大量量化团队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甚至成为主流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标配,竞争形势越来越激烈,整个行业的量化套利空间大幅缩水,即便是以量化套利起家的FBG资本也难以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保持原有水准。

上述问题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普遍情形,但FBG资本实际上也有自身更加棘手的特殊问题。「FBG最大的问题就是留不住人,流动性很高。」何祎告诉链捕手,FBG资本人员流动性要高于其他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许多高管也已经离职。

据链捕手多方面了解,主要操盘二级市场的FBG资本合伙人Bo Dong已于18年初离职创业,FBG资本合伙人、FBG X Lab负责人Richard Liu于18年下半年离职,此外还有多名高管与员工在18年下半年离职。

链捕手未能成功采访到FBG资本离职人员了解进一步信息 ,但何祎告诉链捕手,这可能是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同时FBG资本的管理体系也存在问题。「现在整个团队都被周硕基管得很严,该给的钱都会给,就防着他们走。」何祎说。

至于FBG X等衍生业务,由于整体行情较差、团队成员流动性较高等原因,大多已经搁置或进展缓慢。

总的来看,FBG资本凭借先发优势与合理策略在加密货币市场取得亮眼成绩,但在如今遭遇行业寒冬之际,FBG资本搭建的业务体系与团队架构所暗藏的积弊相继爆发,实质竞争力或许还有所减弱。不过好在FBG资本的行业地位几乎未受影响,时间窗口也还充裕,FBG资本与周硕基需要尽快找到新的突破口,重新构造FBG体系的内部机制文化与外部壁垒。

毕竟,高盛之所以成为高盛,并不在于擅长各种资源的变现或精明取巧的投机,而是在于其专业完备专业的管理架构、以合伙人文化为代表的精神内核,以及对行业趋势的深刻洞察,这对所有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而言都任重道远。

实际上,FBG资本的遭遇仅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当下状况的一个缩影,在财富快速聚集、赞誉奔涌而至的情形下,许多投资机构的投资机制、管理体系的专业程度都未能跟上自身规模的增长速度,致使现今出现前述问题 。熊市对这些机构而言既是摧残与折磨,也是蜕变与进化的契机。

区块链行业的发展状大,定然离不开投资机构的支持,特别是那些具有深刻洞察力与行业责任感的机构 。FBG资本们如果能把握这个契机,努力加强团队文化建设、优化管理与风控机制以及提升行业趋势把握能力等,并积极为行业长远发展做贡献、追求价值投资,势必能赋予自身穿越牛熊的气质与能力,继而真正有资格向「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名号发起冲击。


作者/龚荃宇
编辑/潘宇波 查看全部
fbg.jpg

众所周知,FBG资本及其创始人周硕基是加密数字资产市场最大的赢家之一,有媒体统计目前总投资数量超过80个,其中包括OmiseGO、Zilliqa、0X、Aelf等众多知名项目,去年8月周硕基还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

但是,公众对FBG以及周硕基的了解仍然相当有限,FBG资本不设PR部门、自身几乎没有任何PR,周硕基本人的公开采访报道只有两三篇。FBG资本究竟是怎样发展壮大的?FBG的投资风格与特点是怎样的?如今又遇到了怎样的困难?多数人都对此感到模糊与好奇。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链捕手采访了数十位与FBG资本或周硕基打过交道的创业者与投资人,尽管采访难度超出过往,但我们仍然获取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资料,并希望通过本文帮助各位读者了解一个尽可能详实真切的FBG资本与周硕基,同时以FBG资本为典型折射出整个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生存状态。


01 发展历程与策略


如今的FBG资本与周硕基浑然一体,但在其创立之初并非如此。

据链捕手查询,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在多个场合自称为FBG资本的创始人之一。「FBG当时(16年6-7月)是我牵头找硕基搞的,他当时还在做一些交易和汇兑相关的事情,我觉得并不sexy。」徐义吉在去年12月接受499block访谈时说道,「发起基金后,我们募集了1000个BTC。」

尽管在FBG资本的所有资料与报道中,都没有出现任何与徐义吉相关的信息,但链捕手通过FBG早期投资项目ICO365创始人李雄等多个渠道佐证了部分信息。

「FBG资本其实是由周硕基与徐义吉两人发起成立,16年下半年的投资过程中我与他们两人都有很多沟通。」李雄告诉链捕手。不过在16年9月,徐义吉在拿到蚂蚁金服的Offer后就慢慢淡出FBG资本相关业务,尽管一年后再度回到币圈,也与FBG资本再无公开交集。

由此,周硕基成为FBG资本的唯一控制人,同时也开启了FBG资本的快速发展阶段。彼时,比特币价格已经连续2年在4000元以下浮动,新一轮牛市正在酝酿。「很多机构因为入场过早就没有做成,但FBG入场的时间点特别合适,处于比特币的上升期。」某知名投资机构合伙人何祎(化名)说。

周硕基也曾在一次活动谈及为什么他要在这个时间进入投资市场。周硕基从14年开始就进入数字货币二级市场,除了直接投资比特币以外,他还频繁实施「搬砖」与量化等套利交易策略。在这个过程中,周硕基发现了两个趋势,一是数字资产规模会继续扩大,二是比特币的份额会持续下降,「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在高速增长中,找到下一个份额不断扩大的资产,或者是一类资产。」周硕基在活动中说道。

同时,16、17年区块链投资的主体大部分都是个人,只有分布式投资等为数不多的几家机构聚焦于区块链投资,此外还有丹华资本、PreAngle等少数股权投资机构开始尝试区块链投资,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格局尚处于相当早期的阶段。

为了尽快形成FBG资本的差异化优势,周硕基采取了一个如今看来相当聪明的策略,即将海外优质项目带到国内。「当时FBG有一定的前瞻性,带着海外的不少项目在中国做路演,构建了一些资源连接。」徐义吉还在那个访谈中表示。

李雄也表示,当初ICO365平台上的AE、SNT等币种都是FBG资本引荐过来的,「帮主非常善于引进牛逼的海外项目,然后在中国社区引爆。」

zhou.jpg

周硕基 (来自《福布斯》杂志)


作为「大V帮」的帮主,周硕基在人脉资源方面与行业视野的确具有显著优势,例如他与火币始终保持紧密联系,在FBG资本入选火币超级节点之外,周硕基担任了火币区块链+ 产业联盟委员会委员、竞选火币公链领袖。这些资源优势一方面有助于提升被投项目的知名度与竞争力,另一方面可以反过来增强公众对FBG资本的品牌认知。

「他非常地谦逊友好,总是很乐意去帮助我们,给我们提出了许多建议和方向,办活动都会找我们过去,而且也经常在群里分享他对行业的看法。」FBG投资项目Ultrain联合创始人Emma Liao对周硕基的为人赞不绝口。另一个要求匿名的FBG投资项目创始人也表示,周硕基最大的特点就是仗义。

值得注意的是,周硕基还相当热衷于为被投项目担任顾问,其中包括Aeternity、Aelf、Zilliqa、Covalent等至少9个项目,这在主流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投资人中并不常见。

更重要的是,周硕基的眼光的确毒辣,投中了0X、OmiseGO、Zilliqa等众多回报率高、成长性强的项目,为FBG资本带来数十倍乃至上百倍的收益,并奠定了FBG资本在行业的地位。

至于FBG资本的投资特点与流程,Emma Liao向链捕手表示,在她看来FBG资本的投资决策流程非常符合传统VC投资的流程与规则,「FBG投委会每个人都与我们进行了深入沟通,对项目的竞争壁垒、技术水准、团队背景等方面都进行了调研,非常深入严谨。」

而在去年《福布斯 》杂志的报道中,FBG资本前交易员Gordon Chen也透露过FBG非正统的ICO投资方法,其中包括密切关注创始团队、监控Telegram上的聊天室,并与学者、科学家、工程师、投资者和社区领袖保持沟通。Chen还表示,他被要求调查ICO项目时,不断与加密项目团队会面,「我本周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

17年10月,FBG资本启动了全球化战略,陆续在美国、韩国、新加坡、以色列等国家设立办公室,至18年8月一共有近50名全职员工在全球参与投资业务,这有助于FBG资本开拓更多项目获取渠道、及时了解更多市场动向。据链捕手粗略统计,18年FBG资本近一半投资项目都属于以国外背景为主的项目。同时,很少有其他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实现同等程度的全球化布局程度,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构成为FBG资本的护城河之一。

FBG资本另一项重要支柱业务则是二级市场交易,包括以套利为目的的高频交易、基于内幕消息与市场判断的短期交易等。在18年之前,对于绝大多数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而言,几乎所有业务都集中在一级市场,但得益于周硕基此前丰富的二级市场操作经验,FBG资本自创立之初就将二级市场交易视为最重要的业务之一,这也为FBG资本带去了颇为丰厚的利润。

ziliao.jpg

FBG资本于18年制作的用于募资的文件资料


在投资与交易业务取得较高成绩后,周硕基的野心逐渐不满于此,他在接受BABI财经采访时表示其愿景是将FBG资本打造为「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高盛在传统金融领域拥有极强的掌控力,覆盖投资银行、资产管理、投资、咨询等众多业务,但目前区块链行业各个角色都比较分散,「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对所有主要玩家都充满诱惑力。

因此,FBG资本在18年上半年还成立了多个衍生业务品牌,包括交易解决方案提供商FBG ONE、智库部门FGB X Lab,此外还有与被投公司联合成立的营销咨询公司Block72,试图凭此将多年来积累的经验技巧系统性输出给行业,进而形成并提升整个FBG体系的生态竞争力。

与此同时,FBG资本的团队规模也在快速扩张,从华兴资本、华为、Gemini、平安保险等知名企业引入大量高级人才。一位区块链投资人张槿(化名)曾去FBG北京办公室与其研究部门打过多次交道,他发现该团队成员大多为三四十岁,工作经验非常丰富,显著区别于其他研究机构以年轻人为主的状况。

随着各个衍生业务线陆续展开,FBG资本的公共关系策略逐渐发生转变。「在我们扩张的关键时期,我们需要一些声音出现在主流媒体。」周硕基在去年8月接受BABI财经时表示。

基于前述心态,此前几乎没有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的周硕基在去年7-8月也终于打破惯例,接受了《福布斯》杂志与BABI财经的采访,但周硕基可能并没有料到这次采访反而给他造成许多负面效果。知情人士告诉链捕手,周硕基对《福布斯》那篇报道很不满意。

在《福布斯》的报道《Tricks of a Crypto Trader》中,周硕基的市场操作被称为「Tricks」(伎俩),带有明显的轻蔑意味。同时,这篇报道还指出FBG资本屡屡通过内幕消息与营销炒作获利,「在这里,民主理想就是一个笑话,人们靠获知内幕通往财富自由」。


02 寒冬之际积弊爆发


不过,周硕基可能更没有料到的是,在FBG资本打算扩充业务线、提升曝光度的同时,行业形势急转直下,比特币价格在去年7、8月从8231美元跌至5884美元,此后虽有所回升但又于年底从6000多美元跌至最低近3000美元,其他主流币种、中小币种的跌幅则更大,跌破私募价的币种亦不在少数。

zoushi.jpg

比特币价格自去年7月底以后的走势


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加密货币投资机构都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盈利难、退出难、募资难,投资规模越大亏损越严重,FBG资本也不例外。

FBG资本投资的大量项目币价也都大幅下跌,甚至「被套」,其用于投资的资产面临着巨大贬值损失。此外,很多被投项目不愿意在熊市登陆交易所,从投资到上所交易所需的平均时间大幅超出牛市阶段,再加上二级市场「被套」,FBG资本很可能在最近半年面临着现金回笼困难、现金流萎缩的窘境。

「(币价一直跌)对我们整个流动性策略管理会有影响,我们现在会更关注流动性,投资速度会放缓,要求会更高。」周硕基在去年8月接受媒体人陈一佳采访时说。

根据Crunchbase数据以及其他网络资料,链捕手发现FBG资本自去年9月至今只投资了3个区块链项目,分别是AERGO、Ampleforth、ThunderCore,不及去年1-8月投资数量的十分之一。「跟大部分加密货币投资机构一样,FBG此前募来的钱基本上都花光了。」何祎说。

而在整个行业财富缩水 、熊市深不见底的情况下,FBG资本新一轮基金募资也无法再现过往几年的顺利态势,面临着推进缓慢的窘境。

量化套利一直是FBG资本实现资产增值、获取利润的重要手段,但18年以来大量量化团队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甚至成为主流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标配,竞争形势越来越激烈,整个行业的量化套利空间大幅缩水,即便是以量化套利起家的FBG资本也难以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保持原有水准。

上述问题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普遍情形,但FBG资本实际上也有自身更加棘手的特殊问题。「FBG最大的问题就是留不住人,流动性很高。」何祎告诉链捕手,FBG资本人员流动性要高于其他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许多高管也已经离职。

据链捕手多方面了解,主要操盘二级市场的FBG资本合伙人Bo Dong已于18年初离职创业,FBG资本合伙人、FBG X Lab负责人Richard Liu于18年下半年离职,此外还有多名高管与员工在18年下半年离职。

链捕手未能成功采访到FBG资本离职人员了解进一步信息 ,但何祎告诉链捕手,这可能是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同时FBG资本的管理体系也存在问题。「现在整个团队都被周硕基管得很严,该给的钱都会给,就防着他们走。」何祎说。

至于FBG X等衍生业务,由于整体行情较差、团队成员流动性较高等原因,大多已经搁置或进展缓慢。

总的来看,FBG资本凭借先发优势与合理策略在加密货币市场取得亮眼成绩,但在如今遭遇行业寒冬之际,FBG资本搭建的业务体系与团队架构所暗藏的积弊相继爆发,实质竞争力或许还有所减弱。不过好在FBG资本的行业地位几乎未受影响,时间窗口也还充裕,FBG资本与周硕基需要尽快找到新的突破口,重新构造FBG体系的内部机制文化与外部壁垒。

毕竟,高盛之所以成为高盛,并不在于擅长各种资源的变现或精明取巧的投机,而是在于其专业完备专业的管理架构、以合伙人文化为代表的精神内核,以及对行业趋势的深刻洞察,这对所有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而言都任重道远。

实际上,FBG资本的遭遇仅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当下状况的一个缩影,在财富快速聚集、赞誉奔涌而至的情形下,许多投资机构的投资机制、管理体系的专业程度都未能跟上自身规模的增长速度,致使现今出现前述问题 。熊市对这些机构而言既是摧残与折磨,也是蜕变与进化的契机。

区块链行业的发展状大,定然离不开投资机构的支持,特别是那些具有深刻洞察力与行业责任感的机构 。FBG资本们如果能把握这个契机,努力加强团队文化建设、优化管理与风控机制以及提升行业趋势把握能力等,并积极为行业长远发展做贡献、追求价值投资,势必能赋予自身穿越牛熊的气质与能力,继而真正有资格向「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名号发起冲击。


作者/龚荃宇
编辑/潘宇波

硅谷风投教父Tim Draper:比特币革命才刚刚开始

观点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1-15 12:00 • 来自相关话题

导读:Tim Draper是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公司德丰杰基金(Draper Fisher Jurvetson)的创始人,他投资了150家科技企业,包括Hotmail、百度、Skype。同时,德丰杰基金也是特斯拉与SpaceX的早期投资者。

Tim Draper与比特币的故事可谓一段传奇。在每个比特币价值仅6美元之时,他投资25万美元购入了4万多个比特币。然而,在2014年著名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被盗事件中,他失去了所拥有的4万个比特币。同一年,在美国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被查封时,他又以近2000万美元的价格,通过拍卖买入了3.2万个比特币。也是在这一年,他预测一个比特币将在三年内达到一万美元。2017年,他的预测成为了现实。

在本文中,Tim Draper讲述了与比特币的不解之缘,以及对比特币、区块链未来的看法。

本文发表于CoinDesk,为纪念比特币诞生十周年的专题文章之一。 


以下为全文:


我第一次发现数字货币的潜力可能已经不止十年、大概距今要有十五年了。这期间,我目睹了比特币的一些起起伏伏,然而时至今日,我反而比以往更加确信比特币的革命正在到来。

2004年,我从一位富有的韩国企业家那里了解到,人们正在把现实世界的资金用于购买数字形式的物品,比如多玩家参与的电子竞技游戏里的武器,要知道,当时韩国网络游戏“天堂”(Lineage)在首尔风靡一时。

这让我感到,虚拟商品回带来了一门大生意。

而后,在2011年左右,Joel Yarmon成为了第一个向我介绍比特币的人。他那时收购了Peter Vincennes的公司Coinlab,并向我们做宣讲称比特币是一种新的货币,可能用来储值和支付,而不仅仅是一个推动电玩游戏进步的“简单发明”。

我很快就了解到比特币的基本概念,包括矿工、钱包等等。随着时间推移,挖矿可以挖到的比特币越来越少,这意味着比特币会升值,因为挖出的比特币减少了,使用的比特币增加了。实际上,由于比特币传播越来越广,使用越来越普及,其自身的价值就可能上涨。

Coinlab将成为着重于比特币的创新者和挖掘者,我们也对这家公司做了一点投资。我儿子Adam成立了一个创业加速器,名叫Boost VC,专门致力于培养比特币和区块链领域利的初创公司,他也是首批投资Coinbase的投资人。

也大概在那个时候,我问Peter,我有没有可能买价值25万美元的比特币。他以约6美元的单价给我买了一些,然后存在当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Peter告诉我,他会从Butterfly Labs买一种运行速度高的挖矿芯片,那样一来,我们还能以更低的成本挖到比特币。当然,最终我们在这两方面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

首先,那款挖矿芯片推迟发货了,Butterfly Labs并没有按照Peter的订单发货,而是自己用它挖矿。等Peter收到ASIC芯片时,挖矿的难度已经增加了很多。还有就是,我买的比特币又被Mt.Gox弄“丢”了。


01 比特币的韧性
 

但是,Mt.Gox倒台的同时,还出现了一件重要的事。虽然Mt.Gox申请破产,比特币的价格却只下跌了大约20%,因为比特币还在其他交易所交易。这件事让我大吃一惊,彻底迷上了比特币。

我意识到,这种新生数字货币的需求非常强劲,即使是大规模失窃,也不会妨碍它一直为我们创造交易、存储和转移资金的新方式。金融危机以来,人们对美国政府和所谓的法定货币已经失去了信心。此后,我继续支持Boost VC投资的多家比特币公司,因为我发现越来越人使用比特币,出现了巨大的商机。

另一件事促使我涉足比特币领域。美国法警局没收了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所持的比特币,将近3万枚比特币被拍卖。我将这视为一个机会,可以利用它重新买回我丢失的比特币。

当时比特币的市价是618美元。我在最后一刻决定,以高于市价的报价竞标,我报了632美元,拿下了拍卖的一整批比特币。

作为一个必然会出手的买家,我先是有些后悔,出了一个谁都不愿意出的高价买下来,而后就在考虑,怎样能让这些原本来路不正的比特币用在正道。我决定用它们支持比特币在一些新兴市场推广,因为那些国家的人民已经不信任自己国家的法定货币了。

不仅如此,这些国家的很多人民其实很难获得银行服务,因为银行根本不愿意把心思和成本花在“散户”身上。还有,那些声称为保护小微客户而设立的监管法规其实也没什么效果,让这些客户根本无法参与到日常经济之中。毫无疑问,大多数银行根本不会“理睬”这些小客户,但此类客户规模高达数十亿人,但他们其实是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

Avish Bhama是初创公司Mirror的创始人,该公司也获得了Boost VC的投资,他们帮我设计了一个出色的计划,用于在新兴国家市场推广比特币。通过这个计划,发展中国家的民众能以比特币作为“轨道”、作为交易的渠道,投资任何事物,甚至包括做空他们本国的法定货币。

Mirror后来改变了商业模式,但我此后支持的一些公司也在将新兴市场作为自己主打的市场,比如非洲的BitPesa、拉美的Bitpagos和东南亚的CoinHako。


02 比特币的巨大潜力
 

对于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未来可能性和潜力,我感到印象深刻。比特币是一种能够在世界任何地方被接受的货币,而且不会受到任何政府摩擦或干扰的影响。与贵金属和艺术品这些价值存储不同,比特币这种价值存储解决方案根本不需要房间和存储空间来保存,它就像是一种“零阻力”货币,可以根据智能合约自动转移,而且也不会受到来自监管法规和会计规则的约束。

不仅如此,比特币还有很多其他用户。

比特币钱包也可以用作转账合约的托管、遗产再分配、或是分配支付股息和股票。区块链技术能够用来追踪资金、数据、库存、合同等,而且还能被用来涉及“智能合约”,以便更便捷地预测交易可能性,以最合理的方式自动分配资金。企业还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自动向员工支付工资和福利、向股东支付股息、或是向票据持有人支付利息和本金,完全可以满足精准计算和自动化会计的需要。

区块链可以轻松管理三方转账交易,最终可以在不需要信用卡或借记卡的情况下处理零售交易。另外,保险公司也可以使用区块链来高效管理索赔、并自动化收集理赔材料。在房产托管和所有权管理方面,区块链可以促成买方和卖方迅速完成交易。药品和食品也可以通过区块链进行溯源认证,确保安全性。

更重要的是,区块链技术是诚实、廉洁、安全、平等的,美国政府可以通过比特币和区块链对公民和企业进行数据验证,更高效地管理社会保障、公民福利、医疗保险、劳动补偿、残疾救助等公共事业,让区块链变成美国政府的“雇员”。


03 变革即将到来
 

对于许多行业来说,如果不从根本上进行彻底颠覆改变,就无法适应新思维创新。人们必须意识到,作为几个世纪以来最值得信赖的第三方银行,将很快被计算机所取代,这些计算机会通过区块链来监控人们所持有的资产。相比于那些需要依赖人工的实体店,银行业务其实更加单调,而且也更简单、更安全、更容易。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全球各国都意识到彼此之间正在进行激烈的竞争,他们都希望自己可以赢得“比特币经济”。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让比特币更加繁荣,或者要深刻意识到,他们需要在监管方面促进比特币发挥自身创造力,吸引更多资金和初创公司进入加密货币行业。

在过去的互联网经济中,美国政府作出了互联网自由且不受监管的决定,这一放松监管的决定非常明智,也吸引了几乎所有互联网初创公司最终选择在美国本土创业,有助于创新者留在美国,最终还促进了互联网周边经济的蓬勃发展。

如今的比特币行业与1994年的互联网初期非常相似。1994年,互联网仅被一些业余爱好者和黑客使用。我记得自己第一次使用互联网时,唯一能做的就是购买钻石并尝试黑进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当时的互联网几乎没有其他任何用途。之后,互联网花了很多年才成为主流,而且一旦成为主流,就可以彻底改变一个行业。

比特币的长期愿景,是让全世界经济更加自由,其潜力可能只会受到推动这一创新虚拟经济愿景的创业者想象力限制。对于监管、并确保比特币本质不变来说,我相信用户社区最终会完成自我调节,最终各国政府也就没有监管加密行业的必要了。

在比特币世界里,我经历了风风雨雨,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确信比特币革命即将到来。

比特币可以为那些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人提供帮助,让更多人可以获得致富机遇,并且重新定义、评估治理。我预计,比特币不仅可以改变银行、金融系统、医疗保健行业,也会带来民主,甚至改变现有的一切。


(作者:Tim Draper;翻译:墨风、Diana;原文来源:Coindesk) 查看全部
5b20c3871a0000c504ce162b.jpeg


导读:Tim Draper是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公司德丰杰基金(Draper Fisher Jurvetson)的创始人,他投资了150家科技企业,包括Hotmail、百度、Skype。同时,德丰杰基金也是特斯拉与SpaceX的早期投资者。

Tim Draper与比特币的故事可谓一段传奇。在每个比特币价值仅6美元之时,他投资25万美元购入了4万多个比特币。然而,在2014年著名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被盗事件中,他失去了所拥有的4万个比特币。同一年,在美国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被查封时,他又以近2000万美元的价格,通过拍卖买入了3.2万个比特币。也是在这一年,他预测一个比特币将在三年内达到一万美元。2017年,他的预测成为了现实。

在本文中,Tim Draper讲述了与比特币的不解之缘,以及对比特币、区块链未来的看法。

本文发表于CoinDesk,为纪念比特币诞生十周年的专题文章之一。 



以下为全文:


我第一次发现数字货币的潜力可能已经不止十年、大概距今要有十五年了。这期间,我目睹了比特币的一些起起伏伏,然而时至今日,我反而比以往更加确信比特币的革命正在到来。

2004年,我从一位富有的韩国企业家那里了解到,人们正在把现实世界的资金用于购买数字形式的物品,比如多玩家参与的电子竞技游戏里的武器,要知道,当时韩国网络游戏“天堂”(Lineage)在首尔风靡一时。

这让我感到,虚拟商品回带来了一门大生意。

而后,在2011年左右,Joel Yarmon成为了第一个向我介绍比特币的人。他那时收购了Peter Vincennes的公司Coinlab,并向我们做宣讲称比特币是一种新的货币,可能用来储值和支付,而不仅仅是一个推动电玩游戏进步的“简单发明”。

我很快就了解到比特币的基本概念,包括矿工、钱包等等。随着时间推移,挖矿可以挖到的比特币越来越少,这意味着比特币会升值,因为挖出的比特币减少了,使用的比特币增加了。实际上,由于比特币传播越来越广,使用越来越普及,其自身的价值就可能上涨。

Coinlab将成为着重于比特币的创新者和挖掘者,我们也对这家公司做了一点投资。我儿子Adam成立了一个创业加速器,名叫Boost VC,专门致力于培养比特币和区块链领域利的初创公司,他也是首批投资Coinbase的投资人。

也大概在那个时候,我问Peter,我有没有可能买价值25万美元的比特币。他以约6美元的单价给我买了一些,然后存在当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Peter告诉我,他会从Butterfly Labs买一种运行速度高的挖矿芯片,那样一来,我们还能以更低的成本挖到比特币。当然,最终我们在这两方面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

首先,那款挖矿芯片推迟发货了,Butterfly Labs并没有按照Peter的订单发货,而是自己用它挖矿。等Peter收到ASIC芯片时,挖矿的难度已经增加了很多。还有就是,我买的比特币又被Mt.Gox弄“丢”了。


01 比特币的韧性
 

但是,Mt.Gox倒台的同时,还出现了一件重要的事。虽然Mt.Gox申请破产,比特币的价格却只下跌了大约20%,因为比特币还在其他交易所交易。这件事让我大吃一惊,彻底迷上了比特币。

我意识到,这种新生数字货币的需求非常强劲,即使是大规模失窃,也不会妨碍它一直为我们创造交易、存储和转移资金的新方式。金融危机以来,人们对美国政府和所谓的法定货币已经失去了信心。此后,我继续支持Boost VC投资的多家比特币公司,因为我发现越来越人使用比特币,出现了巨大的商机。

另一件事促使我涉足比特币领域。美国法警局没收了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所持的比特币,将近3万枚比特币被拍卖。我将这视为一个机会,可以利用它重新买回我丢失的比特币。

当时比特币的市价是618美元。我在最后一刻决定,以高于市价的报价竞标,我报了632美元,拿下了拍卖的一整批比特币。

作为一个必然会出手的买家,我先是有些后悔,出了一个谁都不愿意出的高价买下来,而后就在考虑,怎样能让这些原本来路不正的比特币用在正道。我决定用它们支持比特币在一些新兴市场推广,因为那些国家的人民已经不信任自己国家的法定货币了。

不仅如此,这些国家的很多人民其实很难获得银行服务,因为银行根本不愿意把心思和成本花在“散户”身上。还有,那些声称为保护小微客户而设立的监管法规其实也没什么效果,让这些客户根本无法参与到日常经济之中。毫无疑问,大多数银行根本不会“理睬”这些小客户,但此类客户规模高达数十亿人,但他们其实是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

Avish Bhama是初创公司Mirror的创始人,该公司也获得了Boost VC的投资,他们帮我设计了一个出色的计划,用于在新兴国家市场推广比特币。通过这个计划,发展中国家的民众能以比特币作为“轨道”、作为交易的渠道,投资任何事物,甚至包括做空他们本国的法定货币。

Mirror后来改变了商业模式,但我此后支持的一些公司也在将新兴市场作为自己主打的市场,比如非洲的BitPesa、拉美的Bitpagos和东南亚的CoinHako。


02 比特币的巨大潜力
 

对于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未来可能性和潜力,我感到印象深刻。比特币是一种能够在世界任何地方被接受的货币,而且不会受到任何政府摩擦或干扰的影响。与贵金属和艺术品这些价值存储不同,比特币这种价值存储解决方案根本不需要房间和存储空间来保存,它就像是一种“零阻力”货币,可以根据智能合约自动转移,而且也不会受到来自监管法规和会计规则的约束。

不仅如此,比特币还有很多其他用户。

比特币钱包也可以用作转账合约的托管、遗产再分配、或是分配支付股息和股票。区块链技术能够用来追踪资金、数据、库存、合同等,而且还能被用来涉及“智能合约”,以便更便捷地预测交易可能性,以最合理的方式自动分配资金。企业还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自动向员工支付工资和福利、向股东支付股息、或是向票据持有人支付利息和本金,完全可以满足精准计算和自动化会计的需要。

区块链可以轻松管理三方转账交易,最终可以在不需要信用卡或借记卡的情况下处理零售交易。另外,保险公司也可以使用区块链来高效管理索赔、并自动化收集理赔材料。在房产托管和所有权管理方面,区块链可以促成买方和卖方迅速完成交易。药品和食品也可以通过区块链进行溯源认证,确保安全性。

更重要的是,区块链技术是诚实、廉洁、安全、平等的,美国政府可以通过比特币和区块链对公民和企业进行数据验证,更高效地管理社会保障、公民福利、医疗保险、劳动补偿、残疾救助等公共事业,让区块链变成美国政府的“雇员”。


03 变革即将到来
 

对于许多行业来说,如果不从根本上进行彻底颠覆改变,就无法适应新思维创新。人们必须意识到,作为几个世纪以来最值得信赖的第三方银行,将很快被计算机所取代,这些计算机会通过区块链来监控人们所持有的资产。相比于那些需要依赖人工的实体店,银行业务其实更加单调,而且也更简单、更安全、更容易。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全球各国都意识到彼此之间正在进行激烈的竞争,他们都希望自己可以赢得“比特币经济”。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让比特币更加繁荣,或者要深刻意识到,他们需要在监管方面促进比特币发挥自身创造力,吸引更多资金和初创公司进入加密货币行业。

在过去的互联网经济中,美国政府作出了互联网自由且不受监管的决定,这一放松监管的决定非常明智,也吸引了几乎所有互联网初创公司最终选择在美国本土创业,有助于创新者留在美国,最终还促进了互联网周边经济的蓬勃发展。

如今的比特币行业与1994年的互联网初期非常相似。1994年,互联网仅被一些业余爱好者和黑客使用。我记得自己第一次使用互联网时,唯一能做的就是购买钻石并尝试黑进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当时的互联网几乎没有其他任何用途。之后,互联网花了很多年才成为主流,而且一旦成为主流,就可以彻底改变一个行业。

比特币的长期愿景,是让全世界经济更加自由,其潜力可能只会受到推动这一创新虚拟经济愿景的创业者想象力限制。对于监管、并确保比特币本质不变来说,我相信用户社区最终会完成自我调节,最终各国政府也就没有监管加密行业的必要了。

在比特币世界里,我经历了风风雨雨,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确信比特币革命即将到来。

比特币可以为那些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人提供帮助,让更多人可以获得致富机遇,并且重新定义、评估治理。我预计,比特币不仅可以改变银行、金融系统、医疗保健行业,也会带来民主,甚至改变现有的一切。


(作者:Tim Draper;翻译:墨风、Diana;原文来源:Coindesk)

全球加密基金现状及投资矩阵全图

投研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8-12-03 14:15 • 来自相关话题

数字资产和区块链技术的热潮已经推动投资机构迅速进入加密世界。自 2017 年以来,已有逾 400 家专注加密领域投资的基金问世。另外,在过去两年间,超过 350 家传统基金,主要是风险投资基金,开始涉足代币化区块链项目。对于后者,这些传统基金多数通过传统投资方式,在前种子轮、种子轮、A 轮融资的方式投资于区块链初创项目,当然,有时候也在代币私募轮介入。

据加密基金统计机构 CryptoFundsList 统计,目前投资加密领域的基金总数共计已经超过了 900 家。

在中国,链闻旗下的区块链导航网站及区块链项目数据库 Block123.com,也已经收录了超过 500 家全球加密投资机构的介绍及活动情况。

浏览 Block123.com 网站,可以通过网站搜索功能,了解该文提到的所有投资机构和热点项目中文介绍。

获得 CryptoFundsList 授权并联合 Block123.com 网站,链闻以中文发布其最新撰写的《加密基金投资现状》的核心部分,并提供该报告涉及到投资基金及核心区块链项目的中文导航介绍,希望让中国区块链领域的投资人和开发者们,让读者对全球加密基金投资矩阵及整体投资风向有个全方位了解。


全球加密投资全景概况


必须得说,尽管这些加密投资基金都投资代币化的区块链领域,但其投资策略却大相径庭。











其中大多数基金,约 70%,专注投资处于非常早期的项目。针对非常早期的区块链项目,这些基金进行了共计 4,500 笔投资,其中超过 25% 的基金还没有发币,例如 DIRT Protocol、MultiVAC、ThunderCore 等等。

部分基金,譬如 Fabric Ventures,则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通过投资项目股权、认证和运行项目节点等,成为其投资的区块链的积极参与者。

很多基金也对所投资的项目提供咨询、营销、交易所挂牌上币、法律结构调整和技术研发等帮助,譬如分布式资本 Fenbushi Capital 和 Outlier Ventures。

另有一部分,约 13% 的基金专注于投资流动性很高的数字资产。他们利用传统或算法交易策略、套利和行为经济学原理,争取跑赢市场大盘。其它基金也直接投资加密货币市场市值排名前 10、前 20 或前 30 位的币种。

其余加密基金,约 17% 的基金,既投资早期区块链项目,同时也投资于流动性较高的加密资产,同时管理加密货币的主动仓位和被动仓位。


基金发源地主要来自美国


如果审视一下这些加密资产投资基金发源的国家,会发现近乎半数位于美国。





主要资金来源地一览


事实上,美国投资加密领域的基金数量超过了欧洲、中国、新加坡和韩国此类基金的总和。美国传统基金,譬如贝恩资本 Bain Capital Ventures 或 True Ventures,他们在区块链领域的投资超过了其欧洲同行。目前 贝恩资本 已经投资了 dY/dX、Basis、SpaceMesh 等区块链项目;而 True Ventures 则投资了 ZeppelinOS、Fragments、Vault12、TruStory 等区块链项目

在法国,唯一一家投资区块链的传统基金是 Kima Ventures,投资了 Mainframe 公司。这笔投资要追溯到遥远的 2014 年,当时 Mainframe 还没有决定要打造区块链网络。

伦敦则是区块链投资基金在欧洲的中心,共有 44 家基金涉足该领域,其中包括 Fabric Ventures、KR1 和 Carnaby Capital 等实力强劲的基金。这三家基金一共进行了 74 笔加密领域投资。


资金流向何方


分析一下这些基金的资金流向,会发现美国基金主要投资美国本土项目,他们 57% 的投资流向了美国本土项目。

尽管欧洲也有一些非常棒的区块链项目,譬如 Raiden Network、Golem Project、Mainframe 等,但他们难以吸引到来自美国和新加坡这些地区丰厚的资金投入。甚至欧洲加密基金在美国项目中的投资也相当于其欧洲项目投资额的两倍。

另外,受灵活的监管政策的吸引,部分项目尽管还是在欧洲本土进行开发,但是从法律上说,却注册在欧洲之外的。

Fabric Ventures 基金一直积极发布非常棒的「代币市场状态」研究报告。该报告显示,欧洲的区块链项目创始人通过代币销售募集到的资金中,65% 来自法律注册地在欧洲之外的机构。

链闻曾经发布过 Fabric Ventures 该研究报告的亮点,可以点击查看:「你知道今年前三季加密世界和区块链融资市场发生了什么?」

鉴于新加坡的监管政策较为宽松,而且来自中国的加密基金以及新加坡本地基金的投资也较多,对很多项目而言,新加坡是一个很理想的注册地。


加密投资全堆栈


我们分析了自 2017 年 3 月以来基金机构资金的流向:

3 个类别:区块链平台 / 基础设施 / 去中心化应用 DApp

7 个次级类别:区块链 3.0 / 金融基础设施 / 技术性基础设施 / 组织性基础设施 / 信息基础设施 / 数据管理 / 技术融合

30 个再次级类别:从扩容到身份管理等

250 个区块链网络:根据数据统计,挑选出至少有五只基金参与投资的项目

3000 笔投资:从数据库中 900+ 家基金投资活动统计而成,采用了投资笔数这一数据,而不是投资金额来进行分析,因为截至目前几乎不可能搜集到某家基金对某个区块链项目具体而精确的投资金额。



这样的分析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发现:

首先,看一下在七个次级领域的资金分布。






可以看到纯粹的加密投资基金 即只投资加密领域 更倾向于投资区块链 3.0 平台,而传统基金更倾向于投资代币化的区块链网络。另一方面,传统基金投资中较高的份额投向信息基础设施,比如内容分发和筛选展示、预测市场和广告等领域。除了这两点差异,他们的投资分布几乎是雷同的。

分析的第二部分涉及到自 2017 年 3 月以来在七个次级领域投资的演变。考虑到基金资助的代币化网络众筹日期,我们可以识别出三个阶段:

金融基础设施时代:自 2013 年 3 月到 2017 年 8 月,总投资笔数中的 41% 投向区块链金融基础设施领域

与以太坊竞争的区块链 3.0 项目:从 2017 年 9 月到 2018 年 8 月,总投资笔数中的 31% 流向区块链 3.0 平台

第二层技术越来越受欢迎:自 2018 年 9 月以来,35% 的投资笔数投入技术性基础设施领域,请注意,这一领域很多区块链项目迄今为止没有进行任何众筹。


然后,让我们更进一步观察一下具体每个次级类别的项目接受了投资、哪些机构是投资方,以及投资如何在不同的再次一级类别间分配。


区块链 3.0 平台





区块链 3.0 主题的的投资演变


区块链 3.0 平台意在解决当前区块链平台能力的局限,打造吞吐量更大、所需确认时间更短、交易成本更低、协同能力更强、安全性更高的新型区块链,能适应企业级应用案例。

自 2017 年 3 月以来,47 家区块链平台至少拿到了五家基金的投资。机构级基金在这一领域进行了超过 800 笔投资,总实现金额超过 75 亿美元,这还是在有 12 家区块链平台尚未进行任何众筹的情况下。

我们可以在图表中看到,在这一领域的投资呈现上升趋势,越来越多的区块链 3.0 平台拿到基金的投资。

其中部分最为活跃的投资机构包括:

Hashed:进行了 13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Tomochain、Icon 和 MultiVAC

Arrington XRP Capital:进行了 10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Thunder、Fantom 和 超脑链 Ultrain

FBG Capital:进行了 9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Zilliqa、Oasis Labs Ekiden 和 IOST



技术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


很多项目聚焦于打造第二层技术解决方案来,其目标同样是突破区块链技术的局限性,解决扩容、网络交易成本和安全性等难题。自 2017 年 3 月以来,有 37 家此类项目至少接受了五家基金的投资。加密投资基金在这一领域共进行了超过 600 笔投资,总投资金额、包括项目代币的公开出售融资额,超过 10 亿美元,而这一类别中还有 11 个项目未进行任何众筹。





技术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概览





技术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走向


我们可以从 2017 年以来投资演变图表中看到,这些项目受到越来越多的青睐。这些项目中未出售代币的项目更多,这些团队正专注于打造技术解决方案来解决瓶颈:

去中心化计算系统,包括 Perlin Network、Orchid Protocol、Hadron

链下和侧链协议,包括 Celer Networks、Polkadot

智能合约安全认证,例如 Certik

开发工作解决方案,例如 ZeppelinOS


在该领域部分最为活跃的投资机构包括:

丹华资本:进行了 12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Celer Network、Certik 和 Ankr Network

Kenetic Capital:进行了 9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Sentinel Protocol、Quantstamp 和 Origin Protocol

Fabric Ventures:进行了 5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Polkadot、Orchid Protocol 和 ZeppelinOS



金融基础设施


技术性基础设施项目在 2018 年受到更多投资机构追捧,但金融基础设施同期并未遇到同样指数级增长。自 2017 年 3 月以来,有 45 个项目至少收到五家基金机构的投资。





金融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概览





金融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走向


总体而言,机构投资者在该领域共进行了 600 多笔投资,包括代币公开发售募集到的金额,共吸引到 12 亿美元投资,该领域有 8 个项目尚未进行公开众筹。

2018 年这个领域的投资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一类别内投资重点转向了稳定币项目:

稳定币:Basis、TrustToken、Terra、Celo、Havven、Duo 和 Fragments

证券代币化平台:Harbor 和 Polymath

借贷平台:Cred 和 Rate3 Network

去中心化金融架构:流动性平台 Kyber Network;暗池交易 Republic Protocol;衍生品交易 dY/dX



在该领域部分最为活跃的投资机构包括:

BlockAsset Ventures:进行了 8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Kyber Network、Republic Protocol 和 Omisego

Pantera Capital:进行了 7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0x protocol、Harbor 和 Basis

Polychain Capital:进行了 5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dY/dX、Celo 和 Terra



信息及组织化基础设施


人们创造、分发、展示和奖励信息及内容的方式也是当今区块链领域正在打造的基础设施之一;在去中心化网络中的治理和协调机制也是重要的基础设施。这就是为何我们决定考虑将这些创新的领域归纳为加密投资堆栈的一部分。





信息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概览





组织化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概览


机构投资者也是。 自 2017 年 3 月以来,在这一领域共有 30 个项目至少吸引到五家基金的投资。

在这个领域,加密投资机构共进行了 300 多笔投资,包括代币公开发售募集到的金额,总投资额超过 4 亿美元,有 6 个项目未进行任何公开众筹。

事实上,不少团队正在打造非常酷的项目:

代币信息库,例如 Messari 和 DIRT Protocol

广告网络,例如 Basic Attention Token 和 DATA

治理相关,例如 Aragon 和 District0x



该领域部分最为活跃的投资机构包括:

丹华资本:进行了 5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DIRT Protocol、DATA 和 Messari

JRR Crypto:进行了 4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Merculet、DACC 和 ContentBox

BlockVC:进行了 3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Gifto 和 DATx



数据管理





数据管理领域的投资概览


让用户拿回对自己身份和数据的掌控权,正是区块链网络的卖点之一。区块链技术让数据以去中心化方式存储,同时得以保障用户的隐私。

自 2017 年 3 月以来,28 个此类项目至少得到五家基金的投资。机构投资者在这个领域进行了超过 400 笔投资,包括代币公开发售募集到的金额,总投资额超过 7 亿美元,其中 5 个项目未进行任何形式的公开众筹。

让我们看一下当前此类项目的一些亮点:

数据存储,例如 Bluzelle、Filecoin、Arweave、Holochain

数据市场,例如 Dock、Ocean Protocol、Quadrant、Airbloc

数据通讯 ,例如 Mainframe、Skrumble Network

身份管理,例如 Civic、Metadium、Sovrin

隐私层,例如 Keep Network、NuCypher、Enigma



在该领域最为活跃的部分投资机构包括:

Arrington XRP Capital:进行了 7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NuCypher、Carry Protocol 和 Metadium

Pantera Capital:进行了 6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Civic、Filecoin 和 Enigma

1kx:进行了 5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Mainframe、DOCK 和 Arweave



技术融合


我们用「技术融合 Tech Convergence」的说法描述采用区块链技术改善人工智能 AI 和物联网 IoT 创新的项目。这包含了建立在区块链、去中心人工智能市场和人工智能匿名系统等基础上的大数据、机器学习和物联网技术。





技术融合领域的投资概览


自 2017 年 3 月以来,这一领域有 11 个项目至少获得五家基金的投资。迄今在该领域已有 180 笔投资,包括代币公开发售金额在内,总融资额达到 2 亿美元,有 3 个项目未进行任何公开众筹。

值得一提的重点项目包括:

人工智能:DxChain、Cortex 和 SingularityNET

物联网:Blockcloud、IoTeX、IOT Chain



在该领域最为活跃的部分投资机构包括:

GBIC Global Blockchain Innovative Capital:进行了 5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IoT Chain、IoTeX 和 Cortex

节点资本:进行了 4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Blockcloud、DxChain 和 MXC

42 Fund:进行了 3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SingularityNET 和 Endor



DApp


自 2017 年 3 月以来,去中心化应用 DApp 项目收到的基金投资寥寥无几!投资机构目前关注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建设,以方便未来去中心化应用在上面顺畅运行。





主要的 DApp 方向


投资机构对 DApp 项目的投资多数都直接流向游戏项目,主要集中于智能合约内非互换性代币创新,譬如可收藏的非互换性虚拟资产平台 Decentraland 和非互换性虚拟物品的交易场所 WAX。

由于 DApp 类别众多,这里就不再一一展开讨论,但是主要投资聚集在游戏和能源领域。





游戏和能源是 DApp 方面主要的投资流向


英文报告撰写:Florent Moulin,Crypto Writing Agency 创始人
中文编译:Perry Wang 查看全部
Structuring-and-Launching-Cryptocurrency-Funds-ICOs-1080x675.jpg

数字资产和区块链技术的热潮已经推动投资机构迅速进入加密世界。自 2017 年以来,已有逾 400 家专注加密领域投资的基金问世。另外,在过去两年间,超过 350 家传统基金,主要是风险投资基金,开始涉足代币化区块链项目。对于后者,这些传统基金多数通过传统投资方式,在前种子轮、种子轮、A 轮融资的方式投资于区块链初创项目,当然,有时候也在代币私募轮介入。

据加密基金统计机构 CryptoFundsList 统计,目前投资加密领域的基金总数共计已经超过了 900 家。

在中国,链闻旗下的区块链导航网站及区块链项目数据库 Block123.com,也已经收录了超过 500 家全球加密投资机构的介绍及活动情况。

浏览 Block123.com 网站,可以通过网站搜索功能,了解该文提到的所有投资机构和热点项目中文介绍。

获得 CryptoFundsList 授权并联合 Block123.com 网站,链闻以中文发布其最新撰写的《加密基金投资现状》的核心部分,并提供该报告涉及到投资基金及核心区块链项目的中文导航介绍,希望让中国区块链领域的投资人和开发者们,让读者对全球加密基金投资矩阵及整体投资风向有个全方位了解。


全球加密投资全景概况


必须得说,尽管这些加密投资基金都投资代币化的区块链领域,但其投资策略却大相径庭。

7db2928f85a13ff8e4130a0199a9a056.jpg


ac5d049dbc2eb9efd2bc5e6a7a8794a7.jpg


其中大多数基金,约 70%,专注投资处于非常早期的项目。针对非常早期的区块链项目,这些基金进行了共计 4,500 笔投资,其中超过 25% 的基金还没有发币,例如 DIRT Protocol、MultiVAC、ThunderCore 等等。

部分基金,譬如 Fabric Ventures,则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通过投资项目股权、认证和运行项目节点等,成为其投资的区块链的积极参与者。

很多基金也对所投资的项目提供咨询、营销、交易所挂牌上币、法律结构调整和技术研发等帮助,譬如分布式资本 Fenbushi Capital 和 Outlier Ventures。

另有一部分,约 13% 的基金专注于投资流动性很高的数字资产。他们利用传统或算法交易策略、套利和行为经济学原理,争取跑赢市场大盘。其它基金也直接投资加密货币市场市值排名前 10、前 20 或前 30 位的币种。

其余加密基金,约 17% 的基金,既投资早期区块链项目,同时也投资于流动性较高的加密资产,同时管理加密货币的主动仓位和被动仓位。


基金发源地主要来自美国


如果审视一下这些加密资产投资基金发源的国家,会发现近乎半数位于美国。

1abacb455a218fc0d1e2231ceb9465ba.jpg

主要资金来源地一览


事实上,美国投资加密领域的基金数量超过了欧洲、中国、新加坡和韩国此类基金的总和。美国传统基金,譬如贝恩资本 Bain Capital Ventures 或 True Ventures,他们在区块链领域的投资超过了其欧洲同行。目前 贝恩资本 已经投资了 dY/dX、Basis、SpaceMesh 等区块链项目;而 True Ventures 则投资了 ZeppelinOS、Fragments、Vault12、TruStory 等区块链项目

在法国,唯一一家投资区块链的传统基金是 Kima Ventures,投资了 Mainframe 公司。这笔投资要追溯到遥远的 2014 年,当时 Mainframe 还没有决定要打造区块链网络。

伦敦则是区块链投资基金在欧洲的中心,共有 44 家基金涉足该领域,其中包括 Fabric Ventures、KR1 和 Carnaby Capital 等实力强劲的基金。这三家基金一共进行了 74 笔加密领域投资。


资金流向何方


分析一下这些基金的资金流向,会发现美国基金主要投资美国本土项目,他们 57% 的投资流向了美国本土项目。

尽管欧洲也有一些非常棒的区块链项目,譬如 Raiden Network、Golem Project、Mainframe 等,但他们难以吸引到来自美国和新加坡这些地区丰厚的资金投入。甚至欧洲加密基金在美国项目中的投资也相当于其欧洲项目投资额的两倍。

另外,受灵活的监管政策的吸引,部分项目尽管还是在欧洲本土进行开发,但是从法律上说,却注册在欧洲之外的。

Fabric Ventures 基金一直积极发布非常棒的「代币市场状态」研究报告。该报告显示,欧洲的区块链项目创始人通过代币销售募集到的资金中,65% 来自法律注册地在欧洲之外的机构。

链闻曾经发布过 Fabric Ventures 该研究报告的亮点,可以点击查看:「你知道今年前三季加密世界和区块链融资市场发生了什么?」

鉴于新加坡的监管政策较为宽松,而且来自中国的加密基金以及新加坡本地基金的投资也较多,对很多项目而言,新加坡是一个很理想的注册地。


加密投资全堆栈


我们分析了自 2017 年 3 月以来基金机构资金的流向:


3 个类别:区块链平台 / 基础设施 / 去中心化应用 DApp

7 个次级类别:区块链 3.0 / 金融基础设施 / 技术性基础设施 / 组织性基础设施 / 信息基础设施 / 数据管理 / 技术融合

30 个再次级类别:从扩容到身份管理等

250 个区块链网络:根据数据统计,挑选出至少有五只基金参与投资的项目

3000 笔投资:从数据库中 900+ 家基金投资活动统计而成,采用了投资笔数这一数据,而不是投资金额来进行分析,因为截至目前几乎不可能搜集到某家基金对某个区块链项目具体而精确的投资金额。




这样的分析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发现:

首先,看一下在七个次级领域的资金分布。

7068f2274b0e851b1b9f935430a1fc8a.jpg


可以看到纯粹的加密投资基金 即只投资加密领域 更倾向于投资区块链 3.0 平台,而传统基金更倾向于投资代币化的区块链网络。另一方面,传统基金投资中较高的份额投向信息基础设施,比如内容分发和筛选展示、预测市场和广告等领域。除了这两点差异,他们的投资分布几乎是雷同的。

分析的第二部分涉及到自 2017 年 3 月以来在七个次级领域投资的演变。考虑到基金资助的代币化网络众筹日期,我们可以识别出三个阶段:


金融基础设施时代:自 2013 年 3 月到 2017 年 8 月,总投资笔数中的 41% 投向区块链金融基础设施领域

与以太坊竞争的区块链 3.0 项目:从 2017 年 9 月到 2018 年 8 月,总投资笔数中的 31% 流向区块链 3.0 平台

第二层技术越来越受欢迎:自 2018 年 9 月以来,35% 的投资笔数投入技术性基础设施领域,请注意,这一领域很多区块链项目迄今为止没有进行任何众筹。



然后,让我们更进一步观察一下具体每个次级类别的项目接受了投资、哪些机构是投资方,以及投资如何在不同的再次一级类别间分配。


区块链 3.0 平台

c341013bea92c1689ce59b4fb4e48486.jpg

区块链 3.0 主题的的投资演变


区块链 3.0 平台意在解决当前区块链平台能力的局限,打造吞吐量更大、所需确认时间更短、交易成本更低、协同能力更强、安全性更高的新型区块链,能适应企业级应用案例。

自 2017 年 3 月以来,47 家区块链平台至少拿到了五家基金的投资。机构级基金在这一领域进行了超过 800 笔投资,总实现金额超过 75 亿美元,这还是在有 12 家区块链平台尚未进行任何众筹的情况下。

我们可以在图表中看到,在这一领域的投资呈现上升趋势,越来越多的区块链 3.0 平台拿到基金的投资。

其中部分最为活跃的投资机构包括:


Hashed:进行了 13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Tomochain、Icon 和 MultiVAC

Arrington XRP Capital:进行了 10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Thunder、Fantom 和 超脑链 Ultrain

FBG Capital:进行了 9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Zilliqa、Oasis Labs Ekiden 和 IOST




技术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


很多项目聚焦于打造第二层技术解决方案来,其目标同样是突破区块链技术的局限性,解决扩容、网络交易成本和安全性等难题。自 2017 年 3 月以来,有 37 家此类项目至少接受了五家基金的投资。加密投资基金在这一领域共进行了超过 600 笔投资,总投资金额、包括项目代币的公开出售融资额,超过 10 亿美元,而这一类别中还有 11 个项目未进行任何众筹。

d7d984fdcbe20740224deadcab4cc1fa.jpg

技术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概览

4845fc8d623b8f98e457ddf88b346171.jpg

技术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走向


我们可以从 2017 年以来投资演变图表中看到,这些项目受到越来越多的青睐。这些项目中未出售代币的项目更多,这些团队正专注于打造技术解决方案来解决瓶颈:


去中心化计算系统,包括 Perlin Network、Orchid Protocol、Hadron

链下和侧链协议,包括 Celer Networks、Polkadot

智能合约安全认证,例如 Certik

开发工作解决方案,例如 ZeppelinOS



在该领域部分最为活跃的投资机构包括:


丹华资本:进行了 12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Celer Network、Certik 和 Ankr Network

Kenetic Capital:进行了 9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Sentinel Protocol、Quantstamp 和 Origin Protocol

Fabric Ventures:进行了 5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Polkadot、Orchid Protocol 和 ZeppelinOS




金融基础设施


技术性基础设施项目在 2018 年受到更多投资机构追捧,但金融基础设施同期并未遇到同样指数级增长。自 2017 年 3 月以来,有 45 个项目至少收到五家基金机构的投资。

9fb2696c8422cfa07b9dcf06009f2f86.jpg

金融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概览

5f2006c2e3bb572073b072a547247fb5.jpg

金融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走向


总体而言,机构投资者在该领域共进行了 600 多笔投资,包括代币公开发售募集到的金额,共吸引到 12 亿美元投资,该领域有 8 个项目尚未进行公开众筹。

2018 年这个领域的投资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一类别内投资重点转向了稳定币项目:


稳定币:Basis、TrustToken、Terra、Celo、Havven、Duo 和 Fragments

证券代币化平台:Harbor 和 Polymath

借贷平台:Cred 和 Rate3 Network

去中心化金融架构:流动性平台 Kyber Network;暗池交易 Republic Protocol;衍生品交易 dY/dX




在该领域部分最为活跃的投资机构包括:


BlockAsset Ventures:进行了 8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Kyber Network、Republic Protocol 和 Omisego

Pantera Capital:进行了 7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0x protocol、Harbor 和 Basis

Polychain Capital:进行了 5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dY/dX、Celo 和 Terra




信息及组织化基础设施


人们创造、分发、展示和奖励信息及内容的方式也是当今区块链领域正在打造的基础设施之一;在去中心化网络中的治理和协调机制也是重要的基础设施。这就是为何我们决定考虑将这些创新的领域归纳为加密投资堆栈的一部分。

717aac645efe5f2775a4b2e55f60a501.jpg

信息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概览

7946a743b8eb57c71f71e918150cabbb.jpg

组织化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概览


机构投资者也是。 自 2017 年 3 月以来,在这一领域共有 30 个项目至少吸引到五家基金的投资。

在这个领域,加密投资机构共进行了 300 多笔投资,包括代币公开发售募集到的金额,总投资额超过 4 亿美元,有 6 个项目未进行任何公开众筹。

事实上,不少团队正在打造非常酷的项目:


代币信息库,例如 Messari 和 DIRT Protocol

广告网络,例如 Basic Attention Token 和 DATA

治理相关,例如 Aragon 和 District0x




该领域部分最为活跃的投资机构包括:


丹华资本:进行了 5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DIRT Protocol、DATA 和 Messari

JRR Crypto:进行了 4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Merculet、DACC 和 ContentBox

BlockVC:进行了 3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Gifto 和 DATx




数据管理

5c04aeefb15adf0e0d39dd2b7109b309.jpg

数据管理领域的投资概览


让用户拿回对自己身份和数据的掌控权,正是区块链网络的卖点之一。区块链技术让数据以去中心化方式存储,同时得以保障用户的隐私。

自 2017 年 3 月以来,28 个此类项目至少得到五家基金的投资。机构投资者在这个领域进行了超过 400 笔投资,包括代币公开发售募集到的金额,总投资额超过 7 亿美元,其中 5 个项目未进行任何形式的公开众筹。

让我们看一下当前此类项目的一些亮点:


数据存储,例如 Bluzelle、Filecoin、Arweave、Holochain

数据市场,例如 Dock、Ocean Protocol、Quadrant、Airbloc

数据通讯 ,例如 Mainframe、Skrumble Network

身份管理,例如 Civic、Metadium、Sovrin

隐私层,例如 Keep Network、NuCypher、Enigma




在该领域最为活跃的部分投资机构包括:


Arrington XRP Capital:进行了 7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NuCypher、Carry Protocol 和 Metadium

Pantera Capital:进行了 6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Civic、Filecoin 和 Enigma

1kx:进行了 5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Mainframe、DOCK 和 Arweave




技术融合


我们用「技术融合 Tech Convergence」的说法描述采用区块链技术改善人工智能 AI 和物联网 IoT 创新的项目。这包含了建立在区块链、去中心人工智能市场和人工智能匿名系统等基础上的大数据、机器学习和物联网技术。

405b94cc7810f80335bc278545ca5781.jpg

技术融合领域的投资概览


自 2017 年 3 月以来,这一领域有 11 个项目至少获得五家基金的投资。迄今在该领域已有 180 笔投资,包括代币公开发售金额在内,总融资额达到 2 亿美元,有 3 个项目未进行任何公开众筹。

值得一提的重点项目包括:


人工智能:DxChain、Cortex 和 SingularityNET

物联网:Blockcloud、IoTeX、IOT Chain




在该领域最为活跃的部分投资机构包括:


GBIC Global Blockchain Innovative Capital:进行了 5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IoT Chain、IoTeX 和 Cortex

节点资本:进行了 4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Blockcloud、DxChain 和 MXC

42 Fund:进行了 3 笔此类投资,其中包括投资 SingularityNET 和 Endor




DApp


自 2017 年 3 月以来,去中心化应用 DApp 项目收到的基金投资寥寥无几!投资机构目前关注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建设,以方便未来去中心化应用在上面顺畅运行。

366dea4dfe4cc6fb735afd5959b32c33.jpg

主要的 DApp 方向


投资机构对 DApp 项目的投资多数都直接流向游戏项目,主要集中于智能合约内非互换性代币创新,譬如可收藏的非互换性虚拟资产平台 Decentraland 和非互换性虚拟物品的交易场所 WAX。

由于 DApp 类别众多,这里就不再一一展开讨论,但是主要投资聚集在游戏和能源领域。

af01169213fa2611ddc742be784cef9b.jpg

游戏和能源是 DApp 方面主要的投资流向


英文报告撰写:Florent Moulin,Crypto Writing Agency 创始人
中文编译:Perry Wang

Coinbase、DCG加入加密货币评估初创公司45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

资讯chainb 发表了文章 • 2018-12-01 16:28 • 来自相关话题

Flipside Crypto希望投资者不要仅仅只关注市值,而Coinbase显然同意这一观点。

Coinbase交易所风险投资部门和一家数字货币集团,共同领导了于11月21日结束的一家分析初创公司的延期种子轮融资。此外,True Ventures和Castle Island Ventures也有参与。虽然Coinbase并未透露具体的投资规模,该公司也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但有消息表示Flipside筹集了450万美元。

Flipside Crypto首席执行官Dave Balter向CoinDesk表示:

    “Coinbase对数据可以如何帮助客户有效理解和参与该领域有很大的兴趣,我们期待着与他们的合作。”


总部位于波士顿的Flipside公司跟踪网络活动、开发者对GitHub项目的贡献以及其他因素,以确定各种资产的演变和使用方式。该创业公司成立于2017年,分析了1,000种加密货币资产并对其进行评分,其中全球市场上限和交易模式,仅占每项资产整体“fcast”评分的5%。

该公司使用多种算法来绘制交易模式,并表示它可以将交易活动与其他类型的交易区分开来,例如付款或将加密货币转移到个人钱包。与CoinDesk的Crypto Economics Explorer类似,主要是为了提供更加全面的加密货币估值视图,而不是变化无常的交易价格。

Flipside董事会成员、Adam Vent的合伙人Adam D'Augelli表示:

    “首先要了解投机与实际使用之间的区别。”


到目前为止,已有100多位投资者使用了该创业公司的封闭测试版所提供的指标,而Flipside则与投资银行Canaccord Genuity等机构,合作创建了详细的评估报告。此外,根据Balter的说法,当该平台于2019年初公开发布时,还有几家机构计划与该创业公司进行合作。

Balter补充说,目前只有前100名加密货币才具有真正的牵引力。但是,他认为测量区块链活动和开发者贡献,可以提供资产成熟的整体视角。

Balter说道:

    “价格是理解这些资产价值的无效工具,您真正需要注意的是,客户是否使用此产品?这是怎么改变的?开发者真的在建设吗?”



XRP的早期信号

Flipside表示,这种分析组合可以帮助预测市场信号。例如,XRP的fcast得分在9月飙升,其中部分反映了GitHub活动,因为金融科技公司Ripple正在悄悄推出一项新计划,使银行更容易使用加密货币。

Balter表示:

    “为了宣布此次合作关系,Ripple会进行代码编写工作,会让客户进行产品测试,他们会做一个典型的企业在发布公告之前会做的所有事情。而这也极好地表明了良好、健康的公司行为。如果他们专注于业务,你会看到fcast得分的迅速变化。如果他们只是专注于提高价格,那么fcast就不会改变。”


对于D'Augelli来说,其基金也投资于Chia Network、TruStory和ZeppelinOS等加密货币项目,在当下迅速收集项目意见对于加密货币创造者来说也是非常宝贵的。

D'Augelli表示:

    “当今的加密货币项目,无法让自己与他人进行比较,只能接触到终端客户,了解人们是否采用了正确的方式。那些对投资者了解项目基本价值有用的工具,也有助于项目建立更好的客户体验,并了解他们的工作方式。”


从明年年初开始,想要从Flipside获得更详细报告和实时更新的人,每月应支付25至300美元的订阅费用,具体取决于他们需要的数据类型。

该创业公司的邮件列表已经包括大约1,000名潜在客户,包括风险资本家、散户投资者和开发团队。

由于Flipside的支持者Coinbase希望在2019年积极增加新资产,因此这些指标也可能对交易所独角兽也十分有用。

根据目前的市场情况,Balter得出结论:

    “就像从互联网泡沫中走出来的亚马逊,在这个币圈寒冬中生存下来的项目,会是这些积极为客户做出努力的项目。”



原文:Coinbase, DCG Join $4.5 Million Seed Round for Crypto Evaluation Startup
来源:Coindesk
作者:Leigh Cuen
编译:Miracle Zhang 查看全部
startup-crop.jpg

Flipside Crypto希望投资者不要仅仅只关注市值,而Coinbase显然同意这一观点。

Coinbase交易所风险投资部门和一家数字货币集团,共同领导了于11月21日结束的一家分析初创公司的延期种子轮融资。此外,True Ventures和Castle Island Ventures也有参与。虽然Coinbase并未透露具体的投资规模,该公司也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但有消息表示Flipside筹集了450万美元。

Flipside Crypto首席执行官Dave Balter向CoinDesk表示:


    “Coinbase对数据可以如何帮助客户有效理解和参与该领域有很大的兴趣,我们期待着与他们的合作。”



总部位于波士顿的Flipside公司跟踪网络活动、开发者对GitHub项目的贡献以及其他因素,以确定各种资产的演变和使用方式。该创业公司成立于2017年,分析了1,000种加密货币资产并对其进行评分,其中全球市场上限和交易模式,仅占每项资产整体“fcast”评分的5%。

该公司使用多种算法来绘制交易模式,并表示它可以将交易活动与其他类型的交易区分开来,例如付款或将加密货币转移到个人钱包。与CoinDesk的Crypto Economics Explorer类似,主要是为了提供更加全面的加密货币估值视图,而不是变化无常的交易价格。

Flipside董事会成员、Adam Vent的合伙人Adam D'Augelli表示:


    “首先要了解投机与实际使用之间的区别。”



到目前为止,已有100多位投资者使用了该创业公司的封闭测试版所提供的指标,而Flipside则与投资银行Canaccord Genuity等机构,合作创建了详细的评估报告。此外,根据Balter的说法,当该平台于2019年初公开发布时,还有几家机构计划与该创业公司进行合作。

Balter补充说,目前只有前100名加密货币才具有真正的牵引力。但是,他认为测量区块链活动和开发者贡献,可以提供资产成熟的整体视角。

Balter说道:


    “价格是理解这些资产价值的无效工具,您真正需要注意的是,客户是否使用此产品?这是怎么改变的?开发者真的在建设吗?”




XRP的早期信号

Flipside表示,这种分析组合可以帮助预测市场信号。例如,XRP的fcast得分在9月飙升,其中部分反映了GitHub活动,因为金融科技公司Ripple正在悄悄推出一项新计划,使银行更容易使用加密货币。

Balter表示:


    “为了宣布此次合作关系,Ripple会进行代码编写工作,会让客户进行产品测试,他们会做一个典型的企业在发布公告之前会做的所有事情。而这也极好地表明了良好、健康的公司行为。如果他们专注于业务,你会看到fcast得分的迅速变化。如果他们只是专注于提高价格,那么fcast就不会改变。”



对于D'Augelli来说,其基金也投资于Chia Network、TruStory和ZeppelinOS等加密货币项目,在当下迅速收集项目意见对于加密货币创造者来说也是非常宝贵的。

D'Augelli表示:


    “当今的加密货币项目,无法让自己与他人进行比较,只能接触到终端客户,了解人们是否采用了正确的方式。那些对投资者了解项目基本价值有用的工具,也有助于项目建立更好的客户体验,并了解他们的工作方式。”



从明年年初开始,想要从Flipside获得更详细报告和实时更新的人,每月应支付25至300美元的订阅费用,具体取决于他们需要的数据类型。

该创业公司的邮件列表已经包括大约1,000名潜在客户,包括风险资本家、散户投资者和开发团队。

由于Flipside的支持者Coinbase希望在2019年积极增加新资产,因此这些指标也可能对交易所独角兽也十分有用。

根据目前的市场情况,Balter得出结论:


    “就像从互联网泡沫中走出来的亚马逊,在这个币圈寒冬中生存下来的项目,会是这些积极为客户做出努力的项目。”




原文:Coinbase, DCG Join $4.5 Million Seed Round for Crypto Evaluation Startup
来源:Coindesk
作者:Leigh Cuen
编译:Miracle Zhang

2018年区块链风投激增316%

投研chainb 发表了文章 • 2018-11-23 12:18 • 来自相关话题

近期发表的一份新报告显示,随着散户投机逐渐减少,2018年区块链行业的风险投资额迅速飙升。


成熟的标志?


据报道,欧洲风险投资公司Outlier Ventures近期编写了一份名为第三季度区块链现状的报告,报告中谈到,目前风险投资在各融资阶段均十分活跃,仅在2018年第三季度就披露了119宗交易。

其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尽管散户对该领域的兴趣逐渐消失,但拥有完善产品的优质项目仍将继续获得融资。该报告还认为,这标志着区块链行业越发专业化。

研究表明,2018年风险投资共注入28.5亿美元,创历史新高,比2017年的9亿美元增长了316%。

谈到此事,Outlier Ventures的创始合伙人Aron Van Ammers评论道:

“显而易见,目前代币领域早期投资的焦点,已经从精通技术的散户投资者转向风险投资、对冲基金以及最终体量更大的机构投资者,我们也正见证着,这些新业务和服务的大幅增长,使大型机构投资者能够进入该领域。”



“投机者”逃离市场


该研究还得出结论,自第一季度以来,ICO筹款已下降74%。今年第三季度共筹集10亿美元,9月ICO项目仅筹得1.5亿美元。

该公司的另一位合伙人Eden Dhaliwal补充说到: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本季度投资者对公用事业代币的负面情绪十分明显,许多投资者对监管感到沮丧,并对代币化网络的估值感到愤怒。这也代表了基于股权的区块链投资走向新周期。最终,加密货币社区将在验证代币是具有可行商业模式的新资产类别方面取得进展。”


本周早些时候,Bitcoinist曾报道,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已经就证券登记与两个ICO项目达成和解,这也引发了对该行业的进一步质疑。 


原文:Blockchain VC Investment Surged 316% in 2018, New Study Finds
来源:bitcoinist.com
作者:Georgi Georgiev
编译:Miracle Zhang 查看全部
ss-icos-rise-980x551.jpg

近期发表的一份新报告显示,随着散户投机逐渐减少,2018年区块链行业的风险投资额迅速飙升。


成熟的标志?


据报道,欧洲风险投资公司Outlier Ventures近期编写了一份名为第三季度区块链现状的报告,报告中谈到,目前风险投资在各融资阶段均十分活跃,仅在2018年第三季度就披露了119宗交易。

其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尽管散户对该领域的兴趣逐渐消失,但拥有完善产品的优质项目仍将继续获得融资。该报告还认为,这标志着区块链行业越发专业化。

研究表明,2018年风险投资共注入28.5亿美元,创历史新高,比2017年的9亿美元增长了316%。

谈到此事,Outlier Ventures的创始合伙人Aron Van Ammers评论道:


“显而易见,目前代币领域早期投资的焦点,已经从精通技术的散户投资者转向风险投资、对冲基金以及最终体量更大的机构投资者,我们也正见证着,这些新业务和服务的大幅增长,使大型机构投资者能够进入该领域。”




“投机者”逃离市场


该研究还得出结论,自第一季度以来,ICO筹款已下降74%。今年第三季度共筹集10亿美元,9月ICO项目仅筹得1.5亿美元。

该公司的另一位合伙人Eden Dhaliwal补充说到: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本季度投资者对公用事业代币的负面情绪十分明显,许多投资者对监管感到沮丧,并对代币化网络的估值感到愤怒。这也代表了基于股权的区块链投资走向新周期。最终,加密货币社区将在验证代币是具有可行商业模式的新资产类别方面取得进展。”



本周早些时候,Bitcoinist曾报道,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已经就证券登记与两个ICO项目达成和解,这也引发了对该行业的进一步质疑。 


原文:Blockchain VC Investment Surged 316% in 2018, New Study Finds
来源:bitcoinist.com
作者:Georgi Georgiev
编译:Miracle Zhang

a16z:机构投资者到底该如何入局加密资产投资?

观点chain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8-11-05 17:55 • 来自相关话题

Scott Kupor, Andreessen Horowitz 管理合伙人


风投巨擘 Andreessen Horowitz 是最早进入加密资产和区块链技术领域进行投资的机构投资者。该机构管理合伙人 ScottKupor 日前撰文,分享了他认为机构投资者应该如何进入加密资产投资领域的经验。

其实 Scott Kupor 的忠告非常简单:像一个风险投资家那样去了解技术、了解团队,为创业公司的长期价值而投资,别被交易所上加密货币的流动性所诱惑。

真理都非常简单,只是做到很难。比如说,「不被二级市场的流动性所诱惑」,有几个 token fund 可以做到?无论怎样,我们都可以从事读读 Scott Kupor 的建议。

比特币价格的一丝丝波动都牵动亿万双眼睛,再加上总体上对加密资产忽而亲密、忽而疏远的鼓噪,机构投资者们该如何考虑投资加密资产?

对于很多机构投资者而言,这是重中之重的问题。我为了募集一个专注投资区块链的风险投资基金,最近几个月不停奔波见过很多机构投资者,亲眼见证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这个问题让很多机构投资者困惑不已。

其实,大可不必。

我认为,这种困惑源自已挂牌交易所的加密资产的流动性颇具诱惑力,似乎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直接投资,那为什么不投呢?不过,女妖充满诱惑的歌声可能引导投资者误入歧途,让他们错失了流动市场之外更广阔市场的巨大机遇。

我个人认为,对于机构投资者如何投资此类市场,已经有了定义非常精确的操作手册:叫做「已上市资产」和「未上市交易资产」的分类。


搞清楚浩瀚的投资空间


关于如何投资加密资产,部分障碍来自于搞不懂如何定义此类投资。 目前多数投资者较为熟知只有流动性加密货币,譬如比特币、ETH、瑞波币 Ripple、比特币现金、EOS 等。实际上从 CoinMarketCap.com 网站可以查到 1,500 多种「流动性」代币,理论上都可以供机构投资者选择建仓。

但是,在浩瀚的加密资产可投资空间内,所有这些已经上市可以交易的币种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比加密货币更为宽广的是「加密网络」,它们是打造数字服务的新途径,由网络参与者群体拥有和运营,区别于当前某项互联网服务由一家中心化公司来拥有和运营的现实。想想我们目前拥有的互联网应用和服务,想想它们背后的实现途径和必要元素:架构层、存储、运算、原生应用等等。现在,让我们来想象一下它们所对应的每一个去中心化版本,另外再考虑一下区块链技术可能带来的特有的、目前尚不为人熟悉的应用。

这很像是互联网的早期演变中,没法想象未来会有了像亚马逊这种巨大规模的电商服务,像 Facebook 如此庞大用户的社交网络,像 Netflix 或者 YouTube 这种惊人体量的内容创造和分发平台。这些只有在支付、移动互联网和带宽等相应区块链发展到位后才能得以实现。

通证 / 代币如何介入此类发展?它们给开发及正确监管区块链的网络参与者提供了经济激励。代币在区块链中扮演了一系列功能:作为价值交换物用于支付或接受服务;作为奖励开发者和其他网络维护者的手段;用于吸引社群的早期成员或测试用户等等。

因此,代币建立了区块链网络中各种角色的凝结纽带,为区块链中的所有参与者分配奖励。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区块链网络是在打造新一代的互联网,由相应的软件和代币激励体系支撑起来。这些手段结合在一起,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打造数字服务的全新途径。


回归资产类别


不过,这些数字服务中的绝大多数还处于开发阶段,未来数十年间还将继续开发进步,它们不会在任何交易所或者市场挂牌上市。

这就是让很多机构投资者困惑的地方。

如果你忽略掉很多区块链可交易资产是代币、而不是证券股份的事实,那么代币背后的区块链仅仅是机构投资者所熟悉的两种资产类别的复制品而已:一种是不具流动性的非上市公司股权市场;另一种,是具有流动性的、上市公司的股票交易市场。

机构投资者可以这样入局:他们可以像持有苹果公司股票一样,也至少可以持有最具流动性的公开交易的加密货币。不过,机构投资者常常选择基金管理公司代他们管理像苹果之类公司的股票。为什么?因为外部的基金经理时时刻刻关注二级市场,可能业绩比起投资指数的被动策略或者机构内部管理层亲自操盘要更好一些。

加密资产市场,也适用这一原则。就像出色的公募基金经理会将很多独立渠道取得的数据融入其分析报告,以判断在某一时间点是否买进苹果公司股票一样,好的加密基金经理也会采取相同的做法。他们可能将多数时间用于与区块链网络的创业者们倾心交流,了解他们所提供的新型服务的相应代币,籍此深入了解相应代币未来上市交易后的溢价机会,了解相关区块链网络的技术层面关键问题,譬如扩容、治理和代码等细节。他们经常与那些开放相关应用的开发者交流,更深入广泛的了解加密货币的技术背景。

而那些只关注「挂牌市场」的机构投资者,对这些几乎都是完全忽略或者视而不见。


做个风险投资家吧!


这正好是风险投资家的工作,他们在投资行业的工作在相当程度上涉及的是「工程技术人才」的工作。风险投资家必须评估流入新的技术领域人才的价值,籍此评估这个领域人才能兑现投资承诺的相应能力,特别是当这些领域还处于产品及市场不成熟的阶段可能需要 5-10 年时间完善。

在加密资产领域进行风险投资,也需要类似的评估人才、产品等的能力。实际上,这是很古老的早期风投模式:投资尚未推出任何产品的团队,当然,理想情况下创业者会参与网络的使用和治理;以这种方式抓住风险高、但相应回报可能很高的机会;秉持放眼长远、极具耐心的投资态度。这与短期的投机行为完全不同。

因此,机构投资者首先应该搞清楚其风险投资部门是否愿意涉足加密资产投资。这与机构投资者决策是否涉足生命科学、金融科技、人工智能 AI、半导体产业等领域并没什么区别,都需要的相关领域专家的深入意见以及对其所牵扯的更广泛生态的深度了解。

我没有说区块链网络投资适合所有的机构投资者。对于任何资产类别的投资决策,都需要谨慎考量,避免可能对未来投资回报及该机构其他投资构成威胁的一整套风险。

但要特别警惕「挂牌市场」的诱惑歌声:它可能引诱投资者误入不毛之地,忽视了发展中的未挂牌企业的市场机会。更糟糕的是,不能像加密资产投资基金那样掌握全套信息,还忽视了投资流动资产潜藏的风险。

加密资产是计算领域演变中重要的、全新的、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发展方向,但对风险投资人而言,至少它与以往的投资标的没有太多差异。除了监管风险考量,以及对个人 / 小型投资者的保护需要格外关切之外,与机构投资者以往涉足传统资产的投资方式不会有太多的区别。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外表改变的越多,其实质越是一成不变。在加密资产投资领域,也是这样。


作者:Scott Kupor, Andreessen Horowitz 管理合伙人
编译:Perry Wang 查看全部
9a361c9aca95175711c109d1a4b5953d.jpg

Scott Kupor, Andreessen Horowitz 管理合伙人


风投巨擘 Andreessen Horowitz 是最早进入加密资产和区块链技术领域进行投资的机构投资者。该机构管理合伙人 ScottKupor 日前撰文,分享了他认为机构投资者应该如何进入加密资产投资领域的经验。

其实 Scott Kupor 的忠告非常简单:像一个风险投资家那样去了解技术、了解团队,为创业公司的长期价值而投资,别被交易所上加密货币的流动性所诱惑。

真理都非常简单,只是做到很难。比如说,「不被二级市场的流动性所诱惑」,有几个 token fund 可以做到?无论怎样,我们都可以从事读读 Scott Kupor 的建议。

比特币价格的一丝丝波动都牵动亿万双眼睛,再加上总体上对加密资产忽而亲密、忽而疏远的鼓噪,机构投资者们该如何考虑投资加密资产?

对于很多机构投资者而言,这是重中之重的问题。我为了募集一个专注投资区块链的风险投资基金,最近几个月不停奔波见过很多机构投资者,亲眼见证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这个问题让很多机构投资者困惑不已。

其实,大可不必。

我认为,这种困惑源自已挂牌交易所的加密资产的流动性颇具诱惑力,似乎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直接投资,那为什么不投呢?不过,女妖充满诱惑的歌声可能引导投资者误入歧途,让他们错失了流动市场之外更广阔市场的巨大机遇。

我个人认为,对于机构投资者如何投资此类市场,已经有了定义非常精确的操作手册:叫做「已上市资产」和「未上市交易资产」的分类。


搞清楚浩瀚的投资空间


关于如何投资加密资产,部分障碍来自于搞不懂如何定义此类投资。 目前多数投资者较为熟知只有流动性加密货币,譬如比特币、ETH、瑞波币 Ripple、比特币现金、EOS 等。实际上从 CoinMarketCap.com 网站可以查到 1,500 多种「流动性」代币,理论上都可以供机构投资者选择建仓。

但是,在浩瀚的加密资产可投资空间内,所有这些已经上市可以交易的币种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比加密货币更为宽广的是「加密网络」,它们是打造数字服务的新途径,由网络参与者群体拥有和运营,区别于当前某项互联网服务由一家中心化公司来拥有和运营的现实。想想我们目前拥有的互联网应用和服务,想想它们背后的实现途径和必要元素:架构层、存储、运算、原生应用等等。现在,让我们来想象一下它们所对应的每一个去中心化版本,另外再考虑一下区块链技术可能带来的特有的、目前尚不为人熟悉的应用。

这很像是互联网的早期演变中,没法想象未来会有了像亚马逊这种巨大规模的电商服务,像 Facebook 如此庞大用户的社交网络,像 Netflix 或者 YouTube 这种惊人体量的内容创造和分发平台。这些只有在支付、移动互联网和带宽等相应区块链发展到位后才能得以实现。

通证 / 代币如何介入此类发展?它们给开发及正确监管区块链的网络参与者提供了经济激励。代币在区块链中扮演了一系列功能:作为价值交换物用于支付或接受服务;作为奖励开发者和其他网络维护者的手段;用于吸引社群的早期成员或测试用户等等。

因此,代币建立了区块链网络中各种角色的凝结纽带,为区块链中的所有参与者分配奖励。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区块链网络是在打造新一代的互联网,由相应的软件和代币激励体系支撑起来。这些手段结合在一起,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打造数字服务的全新途径。


回归资产类别


不过,这些数字服务中的绝大多数还处于开发阶段,未来数十年间还将继续开发进步,它们不会在任何交易所或者市场挂牌上市。

这就是让很多机构投资者困惑的地方。

如果你忽略掉很多区块链可交易资产是代币、而不是证券股份的事实,那么代币背后的区块链仅仅是机构投资者所熟悉的两种资产类别的复制品而已:一种是不具流动性的非上市公司股权市场;另一种,是具有流动性的、上市公司的股票交易市场。

机构投资者可以这样入局:他们可以像持有苹果公司股票一样,也至少可以持有最具流动性的公开交易的加密货币。不过,机构投资者常常选择基金管理公司代他们管理像苹果之类公司的股票。为什么?因为外部的基金经理时时刻刻关注二级市场,可能业绩比起投资指数的被动策略或者机构内部管理层亲自操盘要更好一些。

加密资产市场,也适用这一原则。就像出色的公募基金经理会将很多独立渠道取得的数据融入其分析报告,以判断在某一时间点是否买进苹果公司股票一样,好的加密基金经理也会采取相同的做法。他们可能将多数时间用于与区块链网络的创业者们倾心交流,了解他们所提供的新型服务的相应代币,籍此深入了解相应代币未来上市交易后的溢价机会,了解相关区块链网络的技术层面关键问题,譬如扩容、治理和代码等细节。他们经常与那些开放相关应用的开发者交流,更深入广泛的了解加密货币的技术背景。

而那些只关注「挂牌市场」的机构投资者,对这些几乎都是完全忽略或者视而不见。


做个风险投资家吧!


这正好是风险投资家的工作,他们在投资行业的工作在相当程度上涉及的是「工程技术人才」的工作。风险投资家必须评估流入新的技术领域人才的价值,籍此评估这个领域人才能兑现投资承诺的相应能力,特别是当这些领域还处于产品及市场不成熟的阶段可能需要 5-10 年时间完善。

在加密资产领域进行风险投资,也需要类似的评估人才、产品等的能力。实际上,这是很古老的早期风投模式:投资尚未推出任何产品的团队,当然,理想情况下创业者会参与网络的使用和治理;以这种方式抓住风险高、但相应回报可能很高的机会;秉持放眼长远、极具耐心的投资态度。这与短期的投机行为完全不同。

因此,机构投资者首先应该搞清楚其风险投资部门是否愿意涉足加密资产投资。这与机构投资者决策是否涉足生命科学、金融科技、人工智能 AI、半导体产业等领域并没什么区别,都需要的相关领域专家的深入意见以及对其所牵扯的更广泛生态的深度了解。

我没有说区块链网络投资适合所有的机构投资者。对于任何资产类别的投资决策,都需要谨慎考量,避免可能对未来投资回报及该机构其他投资构成威胁的一整套风险。

但要特别警惕「挂牌市场」的诱惑歌声:它可能引诱投资者误入不毛之地,忽视了发展中的未挂牌企业的市场机会。更糟糕的是,不能像加密资产投资基金那样掌握全套信息,还忽视了投资流动资产潜藏的风险。

加密资产是计算领域演变中重要的、全新的、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发展方向,但对风险投资人而言,至少它与以往的投资标的没有太多差异。除了监管风险考量,以及对个人 / 小型投资者的保护需要格外关切之外,与机构投资者以往涉足传统资产的投资方式不会有太多的区别。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外表改变的越多,其实质越是一成不变。在加密资产投资领域,也是这样。


作者:Scott Kupor, Andreessen Horowitz 管理合伙人
编译:Perry Wang

币圈首部长篇传记小说《韭菜的记忆》060 风险投资

特写leekg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05-21 11:29 • 来自相关话题

肖雅也看着宋远,问道:“你经营小沟村矿场有两年了,之前听你说过,受熊市影响,也一直在亏损。对于你这次在离县设立矿场,有没有可以借鉴的地方?”
 
宋远也看着肖雅,说道:“确实有一些可以借鉴的地方,我准备尝试一下新的经营方式。既然我们都对比特币和加密行业的未来有信心,而且现在资金也不像原来那样捉襟见肘。那么我想不再像小沟村矿场那样‘挖卖提’,而是把挖到的比特币先囤起来,等以后价格更好了再出售。”
 
肖雅想了想,“不错啊,确实可以尝试下。”
 
宋远接着说道:“ ‘挖卖提’跟比特币的短期价格紧密相关,亏损还是盈利取决于每一批矿机上市时比特币的价格,如果当时比特币的价格较高,矿机也会更贵,如果随后价格下跌,就会造成亏损。而如果我们先把比特币囤积起来,类似长期持有比特币,这样只要未来比特币的价格高于购买矿机时的价格,就有很大的概率能够盈利。所以,‘挖卖提’有点类似中短线投资比特币,而新的方式,就类似于长期持有比特币。”
 
肖雅沉思了一会,看着宋远,说道:”宋远,我们的基金也想投资新矿场一千万元,你觉得可以吗?“
 
宋远看着肖雅,微笑道:“咱们关系这么好,你们基金也来投资,合适吗?”
 
肖雅也微笑道:“我们关系很好吗?”
 
宋远诧异地看着肖雅,刚想说话,旁边的周雨雪抢先说道:“我们有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吧!”
 
宋远摇了摇头,正待说话,旁边的肖雅又说道:“关系好也没关系吧。所谓举贤不避亲,举亲不避嫌,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
 
“话虽如此,我们坦坦荡荡自然没有关系,就怕一些人流言蜚语,给你们带来一些麻烦。再说我自己也还能凑够这些钱,也还可以不用你们的帮忙。而且我真的怕万一亏了,无颜面对啊。” 宋远说道。
 
旁边的周雨雪听不下去了,“刚才不还说自己放荡不羁吗,怎么又这么畏首畏尾了。”
 
旁边的肖雅也听不下去了,“小雪,人家是豪放不羁,不是放荡不羁。你屡次三番说人家放荡不羁,宋远有那么放荡吗。”
 
周雨雪吐了吐舌头,宋远摇了摇头。
 
肖雅转向宋远,继续说道:“风险投资本来就是在承受一定风险的情况下,去获得好的投资回报。所以你不用过于担心盈亏,努力做好事情就是了。事实上,你在这个行业里也呆了两三年了,对加密行业的每个环节都相当熟悉。尤其是矿场经营,也有两年多的经验了,其中诸多细节,也比大部分人知道的更多。而且我们相熟,也是一大优势,彼此可以互相信任。所以你这个新矿场一定要让我们加入进来。”
 
宋远默默听着,仍然未置可否。
 
肖雅继续诚恳地说道:“而且,我们看中的也不是你这个单一的矿场。未来,你可以考虑进行规范的公司运营,把多个矿场,甚至矿场上下游有价值的业务有机整合起来。这样,整个公司的价值就更大了,我们的投资风险也会更小。我相信你,相信你们团队,所以我真的希望可以先从离县矿场开始,加入进来。”
 
宋远又沉思了一会儿,想着自己也还有不少可支配的资金,万一矿场赔了,也可以拿自己的资金来弥补给大家,于是也就答应了下来,“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来吧。万一赔了,我来承担损失啊。”
 
肖雅连连摇头,“宋远,咱们关系归关系,生意归生意。挣了就大家按股份分,赔了就大家按投资额分担。你不用给自己增加这么多压力。”
 
周雨雪也在旁边说道:“对啊,肖雅姐说得对。宋远哥哥,你就不要这么婆婆妈妈了,赚了大家就吃肉喝酒,赔了就想办法再赚回来啊,不要这么多担心,你要放荡不羁一点好不好。”
 
宋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是豪放,不是放荡。”
 
……
 
接下来几日,宋远、肖雅和周雨雪三人又慢悠悠地,开着猛禽,走走停停,玩玩睡睡,时而在某个小景点闲坐一天,时而在某个酒店闲住数日,时而处理下矿场和公司的事情。
 
这样从永济一路向东,游览了晋城皇城相府,又一路往东,游览了王莽岭和锡崖沟,又一路往北,游览了太行山大峡谷。之后继续一路往北,回到了离县。
 
这么一圈游玩下来,十几天时间,转瞬即逝。
 
肖雅和周雨雪又陪着宋远在离县呆了几天,然后依依不舍地告别返回北京。
 
肖雅一定要把猛禽留在离县,宋远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了下来。宋远开车把两人送到了太原机场,目送她们进了安检通道,方才开车返回离县。去三人居住的酒店前台取了行李,返回自己之前居住的便捷酒店,之前的那间房间正好还空着,于是又住了进去。
 
收拾妥当之后,正是傍晚时分,宋远又散步到了“野伙”餐厅,吃了顿简餐。又走回酒店,远程查看了一番矿池的工作情况,以及小沟村矿场矿机的运行状态。然后早早上床休息,准备明天早起,开始筹划离县矿场的各项事宜。
 
……
 
由于需要接受王乐一千万元的投资,以及接受肖雅一千万元的投资,宋远思索了几天,决定自己投入三千万元。总投资五千万元,在离县经营一个更大的比特币矿场。
 
宋远把自己的想法跟王乐和肖雅分别做了沟通,两人都没有意见,于是离县矿场的运营计划就这么确定了下来。
 
随后,宋远和王乐约上吴梁,请吴梁帮忙协调安排场地和电力相关事宜。
 
没几天,矿场场地和电力的事情就确定了下来。吴梁跟人谈好之后,就安排吴栋带着宋远和王乐前往拟用作矿场场地的所在,和当地的土地所、电力站、派出所、乡镇机构的负责人接上关系。
 
王乐、宋远和吴栋请这些人在当地的餐厅里喝了场酒,互相熟悉了一下。之后,王乐和吴栋又带着他们去附近打打牌聊聊天。宋远推说不胜酒力,先行告辞,在当地找了招待所住了下来。
 
离县的这个矿场在浊河边的一个名为“小河村”的山谷里,河边一片宽广的空地,目测有几千平米,足够搭建一个中大型的矿场了。这里交通还算便利,从乡镇中心到这里,有双向共两个车道的水泥道路相连,开车单程半个小时左右。附近还有一个中型水电站,另外离这里不远的乡镇里还有一个颇具规模的煤电站,都可以安排铺设电力线路连接到小河村的这片山谷里。如此一来,丰水期可以使用水电资源,枯水期如果水电资源不够,还可以切换到煤电线路,可谓旱涝不愁。
 
次日,宋远、王乐和吴栋,在当地人员的陪同下,实地考察了小河村的这片山谷。王乐瞅着其他人离着有段距离,挨近宋远,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这场地和条件不错吧,感觉比小沟村好不少吧,二号首长的关系可不是虚的。预祝我们新的事业更加成功吧,哈哈。”
 
宋远向王乐竖了竖大拇指,连声道谢。
 
 
连载中……
作者:韭菜极客(微信公众号:leekgeek) 查看全部
060ventures.jpg

肖雅也看着宋远,问道:“你经营小沟村矿场有两年了,之前听你说过,受熊市影响,也一直在亏损。对于你这次在离县设立矿场,有没有可以借鉴的地方?”
 
宋远也看着肖雅,说道:“确实有一些可以借鉴的地方,我准备尝试一下新的经营方式。既然我们都对比特币和加密行业的未来有信心,而且现在资金也不像原来那样捉襟见肘。那么我想不再像小沟村矿场那样‘挖卖提’,而是把挖到的比特币先囤起来,等以后价格更好了再出售。”
 
肖雅想了想,“不错啊,确实可以尝试下。”
 
宋远接着说道:“ ‘挖卖提’跟比特币的短期价格紧密相关,亏损还是盈利取决于每一批矿机上市时比特币的价格,如果当时比特币的价格较高,矿机也会更贵,如果随后价格下跌,就会造成亏损。而如果我们先把比特币囤积起来,类似长期持有比特币,这样只要未来比特币的价格高于购买矿机时的价格,就有很大的概率能够盈利。所以,‘挖卖提’有点类似中短线投资比特币,而新的方式,就类似于长期持有比特币。”
 
肖雅沉思了一会,看着宋远,说道:”宋远,我们的基金也想投资新矿场一千万元,你觉得可以吗?“
 
宋远看着肖雅,微笑道:“咱们关系这么好,你们基金也来投资,合适吗?”
 
肖雅也微笑道:“我们关系很好吗?”
 
宋远诧异地看着肖雅,刚想说话,旁边的周雨雪抢先说道:“我们有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吧!”
 
宋远摇了摇头,正待说话,旁边的肖雅又说道:“关系好也没关系吧。所谓举贤不避亲,举亲不避嫌,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
 
“话虽如此,我们坦坦荡荡自然没有关系,就怕一些人流言蜚语,给你们带来一些麻烦。再说我自己也还能凑够这些钱,也还可以不用你们的帮忙。而且我真的怕万一亏了,无颜面对啊。” 宋远说道。
 
旁边的周雨雪听不下去了,“刚才不还说自己放荡不羁吗,怎么又这么畏首畏尾了。”
 
旁边的肖雅也听不下去了,“小雪,人家是豪放不羁,不是放荡不羁。你屡次三番说人家放荡不羁,宋远有那么放荡吗。”
 
周雨雪吐了吐舌头,宋远摇了摇头。
 
肖雅转向宋远,继续说道:“风险投资本来就是在承受一定风险的情况下,去获得好的投资回报。所以你不用过于担心盈亏,努力做好事情就是了。事实上,你在这个行业里也呆了两三年了,对加密行业的每个环节都相当熟悉。尤其是矿场经营,也有两年多的经验了,其中诸多细节,也比大部分人知道的更多。而且我们相熟,也是一大优势,彼此可以互相信任。所以你这个新矿场一定要让我们加入进来。”
 
宋远默默听着,仍然未置可否。
 
肖雅继续诚恳地说道:“而且,我们看中的也不是你这个单一的矿场。未来,你可以考虑进行规范的公司运营,把多个矿场,甚至矿场上下游有价值的业务有机整合起来。这样,整个公司的价值就更大了,我们的投资风险也会更小。我相信你,相信你们团队,所以我真的希望可以先从离县矿场开始,加入进来。”
 
宋远又沉思了一会儿,想着自己也还有不少可支配的资金,万一矿场赔了,也可以拿自己的资金来弥补给大家,于是也就答应了下来,“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来吧。万一赔了,我来承担损失啊。”
 
肖雅连连摇头,“宋远,咱们关系归关系,生意归生意。挣了就大家按股份分,赔了就大家按投资额分担。你不用给自己增加这么多压力。”
 
周雨雪也在旁边说道:“对啊,肖雅姐说得对。宋远哥哥,你就不要这么婆婆妈妈了,赚了大家就吃肉喝酒,赔了就想办法再赚回来啊,不要这么多担心,你要放荡不羁一点好不好。”
 
宋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是豪放,不是放荡。”
 
……
 
接下来几日,宋远、肖雅和周雨雪三人又慢悠悠地,开着猛禽,走走停停,玩玩睡睡,时而在某个小景点闲坐一天,时而在某个酒店闲住数日,时而处理下矿场和公司的事情。
 
这样从永济一路向东,游览了晋城皇城相府,又一路往东,游览了王莽岭和锡崖沟,又一路往北,游览了太行山大峡谷。之后继续一路往北,回到了离县。
 
这么一圈游玩下来,十几天时间,转瞬即逝。
 
肖雅和周雨雪又陪着宋远在离县呆了几天,然后依依不舍地告别返回北京。
 
肖雅一定要把猛禽留在离县,宋远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了下来。宋远开车把两人送到了太原机场,目送她们进了安检通道,方才开车返回离县。去三人居住的酒店前台取了行李,返回自己之前居住的便捷酒店,之前的那间房间正好还空着,于是又住了进去。
 
收拾妥当之后,正是傍晚时分,宋远又散步到了“野伙”餐厅,吃了顿简餐。又走回酒店,远程查看了一番矿池的工作情况,以及小沟村矿场矿机的运行状态。然后早早上床休息,准备明天早起,开始筹划离县矿场的各项事宜。
 
……
 
由于需要接受王乐一千万元的投资,以及接受肖雅一千万元的投资,宋远思索了几天,决定自己投入三千万元。总投资五千万元,在离县经营一个更大的比特币矿场。
 
宋远把自己的想法跟王乐和肖雅分别做了沟通,两人都没有意见,于是离县矿场的运营计划就这么确定了下来。
 
随后,宋远和王乐约上吴梁,请吴梁帮忙协调安排场地和电力相关事宜。
 
没几天,矿场场地和电力的事情就确定了下来。吴梁跟人谈好之后,就安排吴栋带着宋远和王乐前往拟用作矿场场地的所在,和当地的土地所、电力站、派出所、乡镇机构的负责人接上关系。
 
王乐、宋远和吴栋请这些人在当地的餐厅里喝了场酒,互相熟悉了一下。之后,王乐和吴栋又带着他们去附近打打牌聊聊天。宋远推说不胜酒力,先行告辞,在当地找了招待所住了下来。
 
离县的这个矿场在浊河边的一个名为“小河村”的山谷里,河边一片宽广的空地,目测有几千平米,足够搭建一个中大型的矿场了。这里交通还算便利,从乡镇中心到这里,有双向共两个车道的水泥道路相连,开车单程半个小时左右。附近还有一个中型水电站,另外离这里不远的乡镇里还有一个颇具规模的煤电站,都可以安排铺设电力线路连接到小河村的这片山谷里。如此一来,丰水期可以使用水电资源,枯水期如果水电资源不够,还可以切换到煤电线路,可谓旱涝不愁。
 
次日,宋远、王乐和吴栋,在当地人员的陪同下,实地考察了小河村的这片山谷。王乐瞅着其他人离着有段距离,挨近宋远,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这场地和条件不错吧,感觉比小沟村好不少吧,二号首长的关系可不是虚的。预祝我们新的事业更加成功吧,哈哈。”
 
宋远向王乐竖了竖大拇指,连声道谢。
 
 
连载中……
作者:韭菜极客(微信公众号:leekgeek)

a16z的区块链世界观与投资观

公司chainbs 发表了文章 • 2019-04-29 11:30 • 来自相关话题

a16z是全球最负盛名的投资机构之一,不仅在早期投资了Airbnb、Lyft、Skype等独角兽,更是从13年起投中Coinbase、Ripple、Dfinity等著名区块链项目,成为率先以激进姿态进军加密技术投资的重量级投资机构之一,目前总管理资产超过70亿美元。

在本文中,链捕手通过搜寻整理大量资料,对a16z的投资逻辑、区块链世界观等进行了概括归纳,并对a16z带给行业的启发进行了简要分析,相信各位读者能从中获益颇多。


「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这是a16z创始人马克·安德森的经典名句,他曾是网景公司创始人,其开发的Mosaic浏览器一度占据了浏览器市场80%以上的份额,JAVA、SSL、cookie等技术也是网景带给行业的重要贡献。

在网景公司出售给美国在线后,马克·安德森于2009年创办了风险投资基金a16z,另一位创始合伙人霍罗威茨也是技术创业者出身,他们都为a16z带去了极高的技术敏锐性。

在投资的最初几年,a16z就投中了Facebook、Twitter、Groupon、Skype等知名企业,在业内迅速打响名气。此后a16z继续加快了投资频率与数量,10年间总投资案例超过400个,投资金额达到百亿美元级别,跃居顶级投资机构行列。

18年6月,a16z宣布推出高达3亿美元的基金a16z crypto,该基金以独立的法律实体运营,由a16z普通合伙人Chris Dixon和Kathryn Haun出任该基金的普通合伙人。但在此之前,a16z已经涉足加密货币投资近5年,投资了Coinbase、Ripple、OpenBazaar等加密货币项目。

19年4月,a16z宣布放弃风险投资豁免( VC exemptions),并注册为财务顾问,以获许投资更高比例的「高风险资产」。这意味着,a16z将继续加注在加密货币领域的投资。

 
01 a16z的区块链世界观
 

在官网上,a16z清楚表述了其看好区块链技术的内在逻辑。从历史上看,新的计算模式往往每10 到15年出现一次:60年代的大型机,70年代后期的PC,90年代初的互联网以及21世纪后期的智能手机,每种计算模型都会支持基于平台独特优势的新类别的应用程序。

区块链的独特功能则是用户、开发人员和平台本身之间的信任,而这种信任来自区块链系统的数学和博弈论特性,而不依赖于独立网络参与者的可信度。信任还可以实现新的治理方式,社区集体将共同对网络如何演变、允许哪些行为以及如何分配经济利益做出重要决定。

a16z相信,「下一代计算平台、AI 和数字货币」会像上个时代的三大趋势「移动手机、社交和云」一样,相互交叉彼此增强。

在多个场合,a16z的多名合伙人更加详细地阐述了自己对区块链的认知与看法。 a16z crypto 普通合伙人Chris Dixon在为《连线》杂志撰写的文章中表示他最认可区块链技术的原因在于,区块链让互联网治理原则从「不作恶」重新变成「无法作恶」。

在他看来,互联网用户对公开协议的信任已经被换成对企业管理团队的信任,谷歌、推特和 Facebook 等企业打造了超越公开协议能力的软件及服务,用户聚集到这些设计更为精巧的平台上,但这些平台的巨大能量造成了大范围的社会紧张关系,假新闻泛滥、水军、隐私法和算法偏见等议题掀起激烈辩论。

而通过在开源模式上引入财务激励,可以超越之前的开源软件模式,进一步扩展至云服务模式。区块链网络上发行的货币或代币为参与该区块链维护及服务的个人及组织提供了激励措施,可以让他们一直维护区块链网络,并持续提供服务。长期来看,由大公司把持的互联网平台在未来将会被社区所拥有的网络服务所取代。

a16z合伙人Chris Dixon也表示,今天的互联网更像是迪士尼乐园。如果我在迪士尼乐园开了餐厅,乐园认为我赚钱太多,就可能抬高租金或者改变规则,现在脸书、谷歌和苹果上造的东西就是这样。它们毁了那些有创意的商业模型,如果它们不做点什么去改变这现状,会在所在领域付出巨大的代价、错失很多机会。

「对我而言,区块链技术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能提供更丰富、更高级的协议。它们有Web 1.0最棒的特征——去中心化的治理:规则都是固定的,人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创造、投资。」Chris Dixon继续谈到,区块链项目相当于社区拥有的数据库,开发者可以在这个丰富的数据库的基础上实现更强大的服务。

a16z crypto 合伙人Jesse Walden则基于「可组合性 composability」将区块链计算的演变史划分为四个时代。可组合性则是指,如果一个平台的现有资源可以被用于打造区块,可以被编码成更高阶的应用,这个平台被称为拥有「可组合性」的平台。

第一个时代是「计算器时代」,主要代表是比特币。除了追踪账户余额和货币流动轨迹的简单功能外,比特币区块链还提供了可以用于建设更为复杂功能的编码语言,但由于其可组合性较低,一些项目试图进一步延展比特币区块链的性能或功能时,会因为比特币脚本语言的故意约束而被捆绑住手脚。

第二个时代是「大型机时代」,主要代表是以太坊。以太坊具备图灵完备的虚拟机,这意味着开发者可以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计算机网络上部署和运行任何程序,这些程序作为可依靠的、中立的积木模块,可以供开发者组合成更高阶的应用。

由于区块链的可组合性:安全性、用户基数、数据和在运行的代码,带来一定的早期网络效应,但随着用户的增多逼近大型机的吞吐量限制,边际回报不断下滑,这同时也不断推高平台争取每个新用户和开发者的成本。

第三个时代是「服务器时代」,部分开发者彻底放弃可组合性和共享网络效应,转而追求「为应用定制区块链」的架构,像 Polkadot 和 Cosmos 这些项目的理念,就是打造多条混合区块链,每条区块链对应一个应用。

「服务器时代」的区块链明确地用可组合性换取控制权,这会通过两个维度呈现:对用户端体验的控制,以及对网络供给侧资源的经济状况进行更为精密的控制。同时,与「大型机时代」区块链运行单一的虚拟机不同,「服务器时代」的区块链计算机需要新的可以彼此通讯的标准,以实现跨应用的组合。

第四个时代是「云时代」,这意味着实现可扩展、可以普遍应用的无需信任运算,届时组合工作只受创造力的限制,而不是受制于扩展性或通讯复杂性的限制,但具体场景目前尚未有清晰的答案。

开发者将此视为一个拥有许多「大型机」的世界,这些「大型机」共享一个安全池,但在同构虚拟机之间分离状态和计算。此外,还有很多开发者正在研究将运算转至链下的全新架构。

 
02 a16z的投资策略与理念
 

在进入加密资产投资行业近6年后,a16z已经投资了不下于40个区块链项目,投资阶段包括从种子阶段预发布项目到完全开发的后期网络,覆盖公链、稳定币、交易所、支付等领域,这些项目大多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从这些投资中也能体现出a16z的一些投资风格与策略。





a16z的部分投资案例 来自网站theblockcrypto


a16z所投资项目最显著的特征当属多为技术流的「硬核」项目,例如DFINITY、Oasis labs以及Ripple等,都具有相当出色的技术团队与较为新锐的技术理念,而这主要源于其核心团队对技术具有敏锐的洞察力,特别是创始人马克·安德森等人在进入风投行业前就在技术创业领域浸润多年,使得a16z对技术流项目格外青睐。

同时,a16z的投资对象几乎都是基础设施类项目,特别是那些定位于「服务器时代」与「云时代」的底层项目,几乎没有直接投资应用类项目。不过,这并非意味着a16z完全没有涉及应用领域,a16z亦投资过著名DApp CryptoKitties的开发公司Dapper Labs,通过投资 DApp开发商来降低DApp领域的投资风险。

a16z特别乐于在自己看好的项目上压下重注,近几年投资案例中超过50%都属于追加投资。以DFINITY为例,a16z就先后于18年2月与18年8月分别参与其规模为6100万美元与1.02亿美元的融资。

a16z还积极为被投项目提供投后服务,把「为创业者提供钱以外的附加价值」这件事做到了极致。据了解,单a16z crypto基金就有着80多人的运营团队,在事务执行、技术招聘、法规事务、通信、营销以及创业管理方面拥有深厚的专业知识,并会为被投项目提供必要的帮助。按照a16z的表述,他们将会是「公司治理和网络治理负责任的参与者」。

值得一提的是,a16z坚持将每一位员工称为是合伙人,包括最年轻的人才或会计经理,这种团队文化很大程度上能增加员工的荣誉感与奋斗感,更为激励员工全身心投入工作,但也有声音指出这个头衔会限制员工晋升和职业发展的前景。

a16z也非常信奉长期价值投资的力量。根据a16z官方表述,在其投资加密资产的5年来从未未出售过其中任何一笔投资,并表示短期内不会有出售计划,而且他们希望进行持有10年以上的投资。假如a16z确实做到了这一点,他们错过了17年底18年初的高点套现机会,比特币、以太坊、瑞波多数主流币种至今与高点相差数倍乃至数十倍。对于其中得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当然,由于入场较早且多为主流币种,a16z的加密资产投资回报率仍然会比较可观。同时,a16z投资的多数加密货币资产尚未进入交易所,例如Chia、Celo、DEFINITY等,都是备受瞩目、前景可观的项目。此外,a16z投资的多个区块链股权项目也都具有非常好的成长性,例如Coinbase、OpenBazaar等,其中Coinbase18年底估值已经达到80亿美金。

毫不例外,a16z也有一些看走眼的案例,例如其投资的稳定币项目Basi在18年底宣布停止开发运营并退还资金,但瑕不掩瑜,对a16z本身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03 a16z带给行业的启发
 

相比国内众多加密货币投资机构,a16z无论是在团队背景、历史业绩还是资源人脉方面都超出一大截,几乎不属于同一个境界层面。

在任何专业领域,玩家的层次化都是自然而然的现象,有些玩家会成为行业标杆,更多的玩家则在为生存而奋斗。不过加密货币投资领域又有其特殊性,投资机构在区块链行业扮演的角色比大部分其它行业更为复杂也更为重要,它们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哪类项目能获得更多扶持以及加密货币价格的走势,对行业发展负有相当责任。

但对于国内这些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大量机构在行业发展中发挥着负面作用,与项目方狼狈为奸共同收割韭菜,通过大量投机行为恶化加密货币生态,同时也有很多机构由于缺乏技术与投资经验,致使投资项目质量参差不齐,带动一些劣质项目进入行业。

在这种情况下,a16z的区块链观以及投资理念或许能为更多投资机构带去启发与经验,加密货币领域定然具有长期投资的丰厚价值,与其通过投机榨取短期价值,坚持长期价值投资或许会更具有高回报与行业意义。同时,在技术敏感性、投后服务、团队文化等方面,大部分加密货币投资机构都还有许多功课需要补。

a16z合伙人Chris Dixon曾把区块链形容为硅谷再次升起的海盗旗,引领大家投入有趣、略带危险而具有颠覆性的活动中。如今,a16z与它的投资项目们正在引领海盗船的船舵向更远处驶去,一个崭新的时代或许正在徐徐展开。 查看全部
201904291040211.jpeg

a16z是全球最负盛名的投资机构之一,不仅在早期投资了Airbnb、Lyft、Skype等独角兽,更是从13年起投中Coinbase、Ripple、Dfinity等著名区块链项目,成为率先以激进姿态进军加密技术投资的重量级投资机构之一,目前总管理资产超过70亿美元。

在本文中,链捕手通过搜寻整理大量资料,对a16z的投资逻辑、区块链世界观等进行了概括归纳,并对a16z带给行业的启发进行了简要分析,相信各位读者能从中获益颇多。


「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这是a16z创始人马克·安德森的经典名句,他曾是网景公司创始人,其开发的Mosaic浏览器一度占据了浏览器市场80%以上的份额,JAVA、SSL、cookie等技术也是网景带给行业的重要贡献。

在网景公司出售给美国在线后,马克·安德森于2009年创办了风险投资基金a16z,另一位创始合伙人霍罗威茨也是技术创业者出身,他们都为a16z带去了极高的技术敏锐性。

在投资的最初几年,a16z就投中了Facebook、Twitter、Groupon、Skype等知名企业,在业内迅速打响名气。此后a16z继续加快了投资频率与数量,10年间总投资案例超过400个,投资金额达到百亿美元级别,跃居顶级投资机构行列。

18年6月,a16z宣布推出高达3亿美元的基金a16z crypto,该基金以独立的法律实体运营,由a16z普通合伙人Chris Dixon和Kathryn Haun出任该基金的普通合伙人。但在此之前,a16z已经涉足加密货币投资近5年,投资了Coinbase、Ripple、OpenBazaar等加密货币项目。

19年4月,a16z宣布放弃风险投资豁免( VC exemptions),并注册为财务顾问,以获许投资更高比例的「高风险资产」。这意味着,a16z将继续加注在加密货币领域的投资。

 
01 a16z的区块链世界观
 

在官网上,a16z清楚表述了其看好区块链技术的内在逻辑。从历史上看,新的计算模式往往每10 到15年出现一次:60年代的大型机,70年代后期的PC,90年代初的互联网以及21世纪后期的智能手机,每种计算模型都会支持基于平台独特优势的新类别的应用程序。

区块链的独特功能则是用户、开发人员和平台本身之间的信任,而这种信任来自区块链系统的数学和博弈论特性,而不依赖于独立网络参与者的可信度。信任还可以实现新的治理方式,社区集体将共同对网络如何演变、允许哪些行为以及如何分配经济利益做出重要决定。

a16z相信,「下一代计算平台、AI 和数字货币」会像上个时代的三大趋势「移动手机、社交和云」一样,相互交叉彼此增强。

在多个场合,a16z的多名合伙人更加详细地阐述了自己对区块链的认知与看法。 a16z crypto 普通合伙人Chris Dixon在为《连线》杂志撰写的文章中表示他最认可区块链技术的原因在于,区块链让互联网治理原则从「不作恶」重新变成「无法作恶」。

在他看来,互联网用户对公开协议的信任已经被换成对企业管理团队的信任,谷歌、推特和 Facebook 等企业打造了超越公开协议能力的软件及服务,用户聚集到这些设计更为精巧的平台上,但这些平台的巨大能量造成了大范围的社会紧张关系,假新闻泛滥、水军、隐私法和算法偏见等议题掀起激烈辩论。

而通过在开源模式上引入财务激励,可以超越之前的开源软件模式,进一步扩展至云服务模式。区块链网络上发行的货币或代币为参与该区块链维护及服务的个人及组织提供了激励措施,可以让他们一直维护区块链网络,并持续提供服务。长期来看,由大公司把持的互联网平台在未来将会被社区所拥有的网络服务所取代。

a16z合伙人Chris Dixon也表示,今天的互联网更像是迪士尼乐园。如果我在迪士尼乐园开了餐厅,乐园认为我赚钱太多,就可能抬高租金或者改变规则,现在脸书、谷歌和苹果上造的东西就是这样。它们毁了那些有创意的商业模型,如果它们不做点什么去改变这现状,会在所在领域付出巨大的代价、错失很多机会。

「对我而言,区块链技术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能提供更丰富、更高级的协议。它们有Web 1.0最棒的特征——去中心化的治理:规则都是固定的,人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创造、投资。」Chris Dixon继续谈到,区块链项目相当于社区拥有的数据库,开发者可以在这个丰富的数据库的基础上实现更强大的服务。

a16z crypto 合伙人Jesse Walden则基于「可组合性 composability」将区块链计算的演变史划分为四个时代。可组合性则是指,如果一个平台的现有资源可以被用于打造区块,可以被编码成更高阶的应用,这个平台被称为拥有「可组合性」的平台。

第一个时代是「计算器时代」,主要代表是比特币。除了追踪账户余额和货币流动轨迹的简单功能外,比特币区块链还提供了可以用于建设更为复杂功能的编码语言,但由于其可组合性较低,一些项目试图进一步延展比特币区块链的性能或功能时,会因为比特币脚本语言的故意约束而被捆绑住手脚。

第二个时代是「大型机时代」,主要代表是以太坊。以太坊具备图灵完备的虚拟机,这意味着开发者可以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计算机网络上部署和运行任何程序,这些程序作为可依靠的、中立的积木模块,可以供开发者组合成更高阶的应用。

由于区块链的可组合性:安全性、用户基数、数据和在运行的代码,带来一定的早期网络效应,但随着用户的增多逼近大型机的吞吐量限制,边际回报不断下滑,这同时也不断推高平台争取每个新用户和开发者的成本。

第三个时代是「服务器时代」,部分开发者彻底放弃可组合性和共享网络效应,转而追求「为应用定制区块链」的架构,像 Polkadot 和 Cosmos 这些项目的理念,就是打造多条混合区块链,每条区块链对应一个应用。

「服务器时代」的区块链明确地用可组合性换取控制权,这会通过两个维度呈现:对用户端体验的控制,以及对网络供给侧资源的经济状况进行更为精密的控制。同时,与「大型机时代」区块链运行单一的虚拟机不同,「服务器时代」的区块链计算机需要新的可以彼此通讯的标准,以实现跨应用的组合。

第四个时代是「云时代」,这意味着实现可扩展、可以普遍应用的无需信任运算,届时组合工作只受创造力的限制,而不是受制于扩展性或通讯复杂性的限制,但具体场景目前尚未有清晰的答案。

开发者将此视为一个拥有许多「大型机」的世界,这些「大型机」共享一个安全池,但在同构虚拟机之间分离状态和计算。此外,还有很多开发者正在研究将运算转至链下的全新架构。

 
02 a16z的投资策略与理念
 

在进入加密资产投资行业近6年后,a16z已经投资了不下于40个区块链项目,投资阶段包括从种子阶段预发布项目到完全开发的后期网络,覆盖公链、稳定币、交易所、支付等领域,这些项目大多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从这些投资中也能体现出a16z的一些投资风格与策略。

201904291041511.jpg

a16z的部分投资案例 来自网站theblockcrypto


a16z所投资项目最显著的特征当属多为技术流的「硬核」项目,例如DFINITY、Oasis labs以及Ripple等,都具有相当出色的技术团队与较为新锐的技术理念,而这主要源于其核心团队对技术具有敏锐的洞察力,特别是创始人马克·安德森等人在进入风投行业前就在技术创业领域浸润多年,使得a16z对技术流项目格外青睐。

同时,a16z的投资对象几乎都是基础设施类项目,特别是那些定位于「服务器时代」与「云时代」的底层项目,几乎没有直接投资应用类项目。不过,这并非意味着a16z完全没有涉及应用领域,a16z亦投资过著名DApp CryptoKitties的开发公司Dapper Labs,通过投资 DApp开发商来降低DApp领域的投资风险。

a16z特别乐于在自己看好的项目上压下重注,近几年投资案例中超过50%都属于追加投资。以DFINITY为例,a16z就先后于18年2月与18年8月分别参与其规模为6100万美元与1.02亿美元的融资。

a16z还积极为被投项目提供投后服务,把「为创业者提供钱以外的附加价值」这件事做到了极致。据了解,单a16z crypto基金就有着80多人的运营团队,在事务执行、技术招聘、法规事务、通信、营销以及创业管理方面拥有深厚的专业知识,并会为被投项目提供必要的帮助。按照a16z的表述,他们将会是「公司治理和网络治理负责任的参与者」。

值得一提的是,a16z坚持将每一位员工称为是合伙人,包括最年轻的人才或会计经理,这种团队文化很大程度上能增加员工的荣誉感与奋斗感,更为激励员工全身心投入工作,但也有声音指出这个头衔会限制员工晋升和职业发展的前景。

a16z也非常信奉长期价值投资的力量。根据a16z官方表述,在其投资加密资产的5年来从未未出售过其中任何一笔投资,并表示短期内不会有出售计划,而且他们希望进行持有10年以上的投资。假如a16z确实做到了这一点,他们错过了17年底18年初的高点套现机会,比特币、以太坊、瑞波多数主流币种至今与高点相差数倍乃至数十倍。对于其中得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当然,由于入场较早且多为主流币种,a16z的加密资产投资回报率仍然会比较可观。同时,a16z投资的多数加密货币资产尚未进入交易所,例如Chia、Celo、DEFINITY等,都是备受瞩目、前景可观的项目。此外,a16z投资的多个区块链股权项目也都具有非常好的成长性,例如Coinbase、OpenBazaar等,其中Coinbase18年底估值已经达到80亿美金。

毫不例外,a16z也有一些看走眼的案例,例如其投资的稳定币项目Basi在18年底宣布停止开发运营并退还资金,但瑕不掩瑜,对a16z本身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03 a16z带给行业的启发
 

相比国内众多加密货币投资机构,a16z无论是在团队背景、历史业绩还是资源人脉方面都超出一大截,几乎不属于同一个境界层面。

在任何专业领域,玩家的层次化都是自然而然的现象,有些玩家会成为行业标杆,更多的玩家则在为生存而奋斗。不过加密货币投资领域又有其特殊性,投资机构在区块链行业扮演的角色比大部分其它行业更为复杂也更为重要,它们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哪类项目能获得更多扶持以及加密货币价格的走势,对行业发展负有相当责任。

但对于国内这些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大量机构在行业发展中发挥着负面作用,与项目方狼狈为奸共同收割韭菜,通过大量投机行为恶化加密货币生态,同时也有很多机构由于缺乏技术与投资经验,致使投资项目质量参差不齐,带动一些劣质项目进入行业。

在这种情况下,a16z的区块链观以及投资理念或许能为更多投资机构带去启发与经验,加密货币领域定然具有长期投资的丰厚价值,与其通过投机榨取短期价值,坚持长期价值投资或许会更具有高回报与行业意义。同时,在技术敏感性、投后服务、团队文化等方面,大部分加密货币投资机构都还有许多功课需要补。

a16z合伙人Chris Dixon曾把区块链形容为硅谷再次升起的海盗旗,引领大家投入有趣、略带危险而具有颠覆性的活动中。如今,a16z与它的投资项目们正在引领海盗船的船舵向更远处驶去,一个崭新的时代或许正在徐徐展开。

四枚奥运会金牌得主、网球巨星Serena Williams 五年前投资Coinbase

资讯chainb 发表了文章 • 2019-04-23 11:33 • 来自相关话题

世界著名网球选手Serena Jameka Williams在Instagram发布帖子中透露,2014年,她启动了自己的投资基金Serena Ventures,已经投资了30多家公司,其中包括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

根据Serena Ventures官网展示,目前该公司市值超过120亿美元,该公司的投资多样性为60%。该网站进一步指出,该基金专注于早期初创公司,鼓励投资公司之间的合作,并帮助它们扩大合作机会。

根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Williams在奥运会上获得了四枚金牌,并且在女子网球协会的八个排行榜中排名世界第一。此外,去年8月,有媒体估计她的净资产约为1.8亿美元。

此外,路透社最近报道称,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初创公司的风险资本投资可能会在2019年创下新高。

IDC Government Insights的一份报告称,美国联邦政府预计到2022年将其区块链支出增加到1.235亿美元 - 与2017年的1070万美元相比增加了1,000%。 


原文:Four Olympic Gold Medals Winner Tennis Player Serena Williams Invests in Coinbase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drian Zmudzinski
编译:Penny 查看全部
20190422111344134413.jpg

世界著名网球选手Serena Jameka Williams在Instagram发布帖子中透露,2014年,她启动了自己的投资基金Serena Ventures,已经投资了30多家公司,其中包括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

根据Serena Ventures官网展示,目前该公司市值超过120亿美元,该公司的投资多样性为60%。该网站进一步指出,该基金专注于早期初创公司,鼓励投资公司之间的合作,并帮助它们扩大合作机会。

根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Williams在奥运会上获得了四枚金牌,并且在女子网球协会的八个排行榜中排名世界第一。此外,去年8月,有媒体估计她的净资产约为1.8亿美元。

此外,路透社最近报道称,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初创公司的风险资本投资可能会在2019年创下新高。

IDC Government Insights的一份报告称,美国联邦政府预计到2022年将其区块链支出增加到1.235亿美元 - 与2017年的1070万美元相比增加了1,000%。 


原文:Four Olympic Gold Medals Winner Tennis Player Serena Williams Invests in Coinbase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drian Zmudzinski
编译:Penny

从投资 FB 到转型 FA:创始人安德森带你走进正颠覆风投的 a16z

公司pa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4-22 14:43 • 来自相关话题

硅谷风险投资公司 A16Z 正在变成一家你不认识的公司。该公司创始人马克•安德森 (Marc Andreessen) 和本•霍洛维茨 (Ben Horowitz) 向《福布斯》表示,该公司 150 名员工已经全部注册为财务顾问,A16Z 正从一家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转型为一家拥有 150 名员工的金融顾问公司,以便让能够进行更大的押注,并加大对加密货币等高风险资产类别的投资。


2009 年,马克•安德森(MarcAndreessen)和本•霍洛维(Ben Horowitz)从金融危机中走出来,展开了挑战硅谷的行动。那一年,他们为自己的首支风险投资基金做宣传,承诺将找到新一代狂妄自大的创始人——富有野心的、极度自信的、专注于某事的 —— 属于乔布斯风格模式的那种人,利用技术改变世界。伴随着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在投资支持 Facebook 和 Twitter 这样的企业时,他们的确做到了这点。

安德森惬意地坐在加州门罗帕克的 Andreessen Horowitz (简称:a16z)总部的沙发上,他的网景浏览器及其之后的 IPO 是数字时代的试金石,但他也明白,当初的词汇在 2019 年并不受欢迎。「21 世纪是富有挑战的时代,」他说,在一个高度互联、社交媒体和信息过载的时代,这些不和谐因素将挑战现状,同时也会有数十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诞生。出局者往往伴随着愤怒与质疑声。

安德森无疑是个意见领袖,他有着广受欢迎的博客和推特,熟悉运营策略,他是硅谷颠覆规则的典型代表之一。仅用 10 年,a16z 便加入了硅谷精英风投的行列,给投资人们带来了至少 100 多亿美元的账面利润。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他参与投资的至少有 5 家独角兽公司 —— Airbnb、Lyft、PagerDuty、Pinterest 和 Slack —— 将上市。

「在任何行业中,差异化的最好方式是什么?成为第一名。」安德森说到,他身高 6 英尺 5 英寸,光头圆脑。


一、保持与众不同


然而,保持第一比拿到第一更难。随着接连爆出的 Facebook 数据丑闻,技术将改善世界这一乐观想法已经恶化,社交媒体倾向于揭露社会的阴暗面,每一次揭露,都对技术福音论调构成了挑战。安德森,作为早期投资者,仍然列席 Facebook 的董事会。在沙丘路(Sand Hill Road)的会议室里,投资者们押注下一个 Instagram,Twitter 或 Skype,这三家公司是 a16z 最著名的早期投资案例 —— 但它们不再是风险投资感兴趣的新兴公司。如今,与 a16z 竞争的 10 亿美元级别的基金数量达到了历史最高纪录,软银(SoftBank)也加入了进来。软银拥有 1000 亿美元的巨额资金,这让包括 a16z 在内的所有基金看起来都很「古怪」。

因此,安德森与霍格维茨,两位分列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第 55 位和第 73 位,打算颠覆他们自己。他们刚刚完成了一笔即将宣布的 20 亿美元的募资(此后其旗下管理资产接近 100 亿美元)。

更为激进的是,他们告诉福布斯,他们将整个公司 150 余名员工均注册为财务顾问(FA),完全放弃了 a16z 作为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地位。

a16z 为什么要这么做?风险投资基金因为主要投资于创新公司的股权,因此不需要「华尔街式」的强监管。而到了加密货币时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称这种高风险投资需要更多的监管。放弃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它将能够更深入地进行高风险的投注:如果公司想要将 10 亿美元投资于加密货币,或者从公开市场或者其他投资人处购买无限制股份。

「羽毛还有什么用呢?人们无非是喜欢褶皱罢了,」安德森笑着说道。「与众不同的东西就会得到凸显。」


二、做初创企业「媒人」


从一开始,a16z 基金就有一个简单的信条:「我们想建立一个我们一直想从中获取资金的风险投资公司,」霍洛维茨说。安德森,因为网景浏览器的突出成就,让他在 24 岁时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他并不需要名气。他们也都不需要钱。网景的同事们随后共同创办了一家公司,最终成为由霍格维茨运营的 Opsware 公司,后者于 2007 年以 17 亿美元的价格被出售给了惠普公司。

两年后,两人创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在此之前,他们涉足天使投资,在那里他们获得了叛逆的名声,至少以沙丘路 (Sand Hill Road) 人群那种保守的标准来看是这样。安德森通过他的「pmarca」博客帮助推广创业建议,pmarca 是他随后资的 Twitter 的创意的前身。Twitter 以其意想不到的的 140 个字符的微型文章而闻名,内容涉及从经济理论到网络中立等各种主题。

为了建立自己的风投公司,安德森和霍洛维茨的品牌战略定位并非是针对行业精英,而是以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 的甲骨文(Oracle) 及其在企业软件「战争」期间的积极营销为蓝本。他们拥抱媒体,举办众星云集的活动,对任何愿意听的人说传统风险投资的坏话。他们一开始参与 Okta (现在估值 90 亿美元) 和 Slack (70 亿美元) 的种子轮融资,但他们忽视了传统智慧,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等公司估值已经达到数十亿美元的时候大举收购它们的股票。普林斯顿大学首席投资官安德鲁•戈尔登(Andrew Golden)是他们基金的一位投资者,他说,其他公司抱怨 a16z 基金花很长时间成就了一个笑话。

在提前退出投资和一些紧缩措施的支持下,安德森和霍洛维茨重新投资该基金,该基金的结构更像是好莱坞的人才经纪公司,而非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他们多年来都没有拿过薪水,公司新晋普通合伙人的薪水也低于市场一般水平。另一方面,它的大部分费用,包括传统上用于支付公司所有费用的 2% 的基金管理费,都用在了一个快速增长的服务团队身上,其中包括市场营销、业务拓展、财务和招聘等方面。

需要进行新一轮融资吗?a16z 基金将赋予你「超级力量」,帮你编写 PPT,在会议前安排数十次训练。需要一个工程部门副主席吗?a16z 基金的人才部门将选择最佳的猎头公司,监督其有效地为你选出这个职位最佳的候选人。人力资源问题?财会危机?「如果某事脱轨,你有专属私人电话(Batphone)可以打」,为非营利组织制作软件的公司 NationBuilder 的 CEO Lea Endres 说道。

在公司总部的贵宾报告中心和纽约办公室,a16z 的工作人员扮演了中介的角色,他们吸引大公司和政府机构关注前沿技术的前景,然后把相关初创公司投资组合展示给参观者。a16z 在 2012 年投资的 GitHub 是开源代码存储平台,在被微软以 75 亿美元收购之前,GitHub 在 2015 年和 2016 年的经常性收入达到 2000 万美元,公司有名员工常驻在 a16z 办公室。在其帮助下,其在 2014 年投资的新零售独角兽 Instacart 与全国零售商和食品品牌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三月,十几家创业公司一个接一个地与美国国防部旗下的创新部门会面,后者负责帮助美国武装部队寻找和购买新技术。

两位创始人的变革奏效了。据悉,a16z 基金旗下的第一支和第三支旗舰基金,规模分别为 3 亿美元和 9 亿美元,预计将向投资者返还 5 倍的回报。它旗下规模为 6.5 亿美元的第二支基金和规模为 17 亿美元的第四支基金,预计将向投资者返还 3 倍于投资款的回报,并且预计回报会继续攀升。2016 年建立的第五支基金资管规模为 16 亿美元,因为时间太短,还不足以预估回报。

虽然其它投机机构可能不愿意公开称赞 a16z 基金,但他们已公然效仿其做法。从博主和播客专家到驻地财务官和安全专家,近年来风险投资行业的非投资专业人员数量激增。「提供服务的想法,现在感觉就像在下赌注」,风险投资公司 Haystack 的普通合伙人塞米尔·沙阿(Semil Shah)说,「许多公司都复制了这一点。」


三、舆论非议 错失独角兽


所有这些 a16z 基金引以为豪的行为都为其树敌。其他投资者从未忘记该基金是如何宣称投资行业被打破,而且仅有它有修复行业的秘诀。几乎从一开始,有关 a16z 基金以过高价格交易的谣言就甚嚣尘上,以至于在 2012 年两位创始人着手筹建第三支主要基金时,合伙人不得不向他们的被投公司逐一核对其头寸,以证清白。

与此同时,他们失败的投资,包括 Clinkle、Jawbone 和 Fab 等备受瞩目的投资,以及像 Zenefits 这样的重大失误也被放大了。a16z 广为人知的观念是,重要的不是你投资了多少家失败的公司,而是有多少公司获得了巨大的、异乎寻常的成功。安德森认为,每年只有 15 笔交易产生了全部回报,他打算先看所有热门交易。

a16z 基金错过了近年来最引人注目的全球最佳创投人榜上榜者 —— Uber 优步。该公司现在仍不承认这一点,但是几位了解募资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该公司对优步的投资得失几乎就是一步之遥。至今还有一个不为多数人知的故事:在 2011 年秋天,优步的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正在募集 B 轮融资时,希望由 a16z 基金领投。a16z 同样渴望实现这一目标,尤其是安德森本人。到 10 月初,卡兰尼克打电话给其他公司告诉他们,他与安德森和另一个合作伙伴进行了合作,B 轮估值约为 3 亿美元。然而,在第 11 个小时,a16z 基金动摇了。根据福布斯获得的卡兰尼克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该基金彼时表示,它仍然会进行投资,但估值将远低于 2.2 亿美元,并且不计入投资或员工期权池。

「他们试图吓住我们,」卡拉尼克对其投资者写道。「所以我们调整了方向。优步的新阶段开始了。」卡拉尼克转而投入对优步以 2.9 亿美元的估值的门罗风投(Menlo Ventures)的怀抱。

尽管 2013 年,a16z 投资了优步的竞争对手 Lyft,并已将部分股票套现获利,但该公司与优步的恩怨并没有就此了结。据参与谈判的消息人士透露,a16z 曾在 2014 年和 2016 年两次参与这两家网约车公司的合并谈判。如果这笔交易成功,它将为该公司打开一扇进入优步的后门。无论如何,我们都很难忽视 a16z 错失目前估值达 760 亿美元的优步的事实。优步正准备进行 IPO,规模可能是 Lyft3 月份 IPO 规模的四到五倍。a16z 拒绝就优步发表评论。

a16z 的领导层也受到了其他人的批评。就像去年的最佳创投人榜单显示的那样,公司管理层的多元化进程还很缓慢,所有 10 位普通合伙人都是男性,部分原因是公司规定,合伙人必须是前初创公司创始人,不能从内部提拔。在过去的一年里,该基金增加了三名女性普通合伙人,但在此之前,该基金流失了顶尖人才。

近年来,安德森和霍洛维茨都平息了这些喧嚣。安德森承认,与他们年轻时所坚持的相反,「风险投资并不是一个处于危机中的行业」,但他表示,该公司如何达到顶级地位并不重要。霍洛维茨更进一步。他说 :「我有点后悔,因为我觉得我伤害了一些人的感情,这些人都是非常优秀的企业家。我走得太远了。」对于该公司的招聘规定成为该公司未能增加一名女性普通合伙人的原因之一,他承认很难改变那些已经成为公司刻板印象的东西,「可能花了比应该花的时间更长的时间来改变它,但我们在改变。」


四、颠覆性举措,全员注册 FA


今年春天早些时候,a16z 的一部分高管聚集在总部一间明亮的小会议室里,与来自一家低调但产品紧俏的生物科技公司的两位创始人举行了推介会议。关键在于 : 风投正在向创业者推销自己的服务,运营团队的领导者向这家初创公司宣传自己的服务。这家健康诊断公司目前商业模式仍不明朗。企业家们似乎持怀疑态度。两年前,当他们遇到这家公司时,a16z 参与了他们的种子轮融资,但它们并未向后者提供多少生物初创企业方面的资源。随后一个小时里,他们将逐一学习 a16z 是如何在过去 18 个月里,为联合健康 (UnitedHealth) 和凯撒医疗 (Kaiser Permanente) 等公司提供专业专家和人脉的。「我们发现,在硅谷建立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与仅仅建立一家科技公司真的很不一样,」该公司的技术人才主管香农•席尔兹 (Shannon Schiltz) 表示。

这种反向投资策略象征着 a16z 的新形态。除了彻底改变典型的风险投资流程,该公司还投资于生物技术领域,该公司曾表示永远不会涉足这一领域。但规模和追求挑战者的现状意味着进入新的领域,该公司已经为该行业的两支基金筹集了 6.5 亿美元。自 2017 年以来一直担任普通合伙人的豪尔赫•康德 (Jorge Conde) 表示 :「该品牌在生物技术领域的分量还没有科技行业那么大。但我们共同努力,插上了这面旗帜。」康德曾领导上市遗传学公司 Syros 的公司战略,并与他人联合创办了一家基因组初创公司。合伙人们每周在委员会开三次主题会,评估投资,然后作为一家公司在周一和周五开会,审查潜在的投资。

然后就是加密货币。去年该公司在加密市场波动之际,筹建了一支 3.5 亿美元规模的基金。但直到最近,合伙人克里斯•迪克森 (Chris Dixon) 和凯蒂•豪恩 (Katie Haun) 才会与霍洛维茨私下会面。严格来说,该基金是与公司其他部门分开的一个独立法人实体。这意味着他们拥有不同的电子邮件地址和自己的网站,因为注册为传统风投公司的资金受到法律限制。a16z 是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的早期投资者,也是 2017 年许多陷入加密货币热潮的公司之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的监管规定将此类投资视为「高风险」,并将这些股权、二次购买以及基金或代币投资的比例限制在传统风险投资基金的 20% 以内。

因此,a16z 基金在今年春季开始了迄今为止最颠覆性的举措之一 : 该公司宣布放弃风险投资豁免( VC exemptions),注册为财务顾问,并在 3 月份完成了相关文件审批。这是一个代价高昂、痛苦的举措,需要聘请合规官员,对每位员工进行审计,禁止其投资者在公开场合谈论投资组合或基金业绩——甚至在其自己的播客上也是如此。好处则正如凯蒂所说,公司的合伙人可以再次自由地分享交易,由一位房地产专家与一位加密货币专家合作完成一笔交易,比如在区块链买房初创公司。

消息人士称,当该公司宣布将在未来几周内关闭一只新的成长型基金时,这笔钱就派上了用场。这将为其最新的合作伙伴大卫乔治 (David George) 增加 20 亿至 25 亿美元,用于投资整个投资组合以及其他规模更大、增长更快的公司。根据新规定,该基金将能够从创始人和早期投资者手中购买股票,或者交易公开发行的股票。除了去年宣布的一个将非裔美国领导人与初创企业联系起来的基金,这个新的增长基金还将向 a16z 提供 4 只专业基金,还有更多潜在的后续基金。

这就是该公司计划如何在拥挤的风投市场上保持领先的原因。专家们说,风投领域正在被专业种子基金和少数几家巨头全产业公司瓜分。斯坦福大学研究该行业的教授 Ilya Strebulaev 说,由于更成熟的天使投资集团和软银 (SoftBank) 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等非风投巨头,传统公司面临着来自渠道顶部和底部的前所未有的压力。「风险资本在不断变化,」他表示。「我们应该期待很多根本性的变化。」

其中一些变化是不可避免的,比如该行业逐渐认识到 a16z 将服务作为投资诱饵的策略。或者是 a16z 模式的固有局限,该模式总是需要不断增长的巨额资金来承担开支。还有一些问题是需要解决的,对于雄心勃勃的年轻员工来说,高工资不足以让他们在晋升机会很小的情况下长期留在公司。由于安德森和霍洛维茨的旧公司 Opsware 的老员工仍然遍布整个公司,一些老员工得到特殊待遇,会挫伤士气。与此同时,该公司坚持称每个人都是合伙人,甚至包括最年轻的人才或会计经理,这似乎没有什么害处,最坏的情况下,也只是会让业内其他人感到厌烦。但正如一位前合伙人所指出的,如果这些头衔限制了晋升和职业发展的前景,它们可能需要像该公司的旧的普通合伙人规则一样「退休」。

最大的风险:整个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么成为市场上最知名的风投公司,要么对竞争对手持续模仿直到抄袭,但这都不重要。世界继续意识到权力和影响力 —— Facebook 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对社会的影响,以及大型科技公司可能没有完全承担起自己的责任。面对这种不断变化的趋势,历史上有关高增长和扎克伯格式雄心壮志的风投故事可能会落空。

在一个既可能是不妥协,也可能是天真幼稚的选择中,安德森以 Facebook 的首席执行官为例,称他正是那种颠覆型创始人,决心采取必要的、痛苦的步骤来纠正错误。「他刚刚发布了一份备忘录,内容基本上是围绕隐私和信息重塑 Facebook,」安德森今年 3 月表示。「闭上你的眼睛,想象一个经典的西装革履的男人怎样做。」

虽然安德森说他太忙于经营公司以至于没有任何爱好 , 他引用他最喜欢的新电视节目之一 HBO's Succession,来描述成功所需的心态:「如果你不能同时骑两头大象,你在马戏团里做什么?」


原文标题:Andreessen Horowitz Is Blowing Up The Venture Capital Model Again
文章来源:Forbes
原文作者:Alex Konard
翻译:王泽龙 查看全部
10540506e542f12a781fe0ec118068e0.jpg


硅谷风险投资公司 A16Z 正在变成一家你不认识的公司。该公司创始人马克•安德森 (Marc Andreessen) 和本•霍洛维茨 (Ben Horowitz) 向《福布斯》表示,该公司 150 名员工已经全部注册为财务顾问,A16Z 正从一家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转型为一家拥有 150 名员工的金融顾问公司,以便让能够进行更大的押注,并加大对加密货币等高风险资产类别的投资。



2009 年,马克•安德森(MarcAndreessen)和本•霍洛维(Ben Horowitz)从金融危机中走出来,展开了挑战硅谷的行动。那一年,他们为自己的首支风险投资基金做宣传,承诺将找到新一代狂妄自大的创始人——富有野心的、极度自信的、专注于某事的 —— 属于乔布斯风格模式的那种人,利用技术改变世界。伴随着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在投资支持 Facebook 和 Twitter 这样的企业时,他们的确做到了这点。

安德森惬意地坐在加州门罗帕克的 Andreessen Horowitz (简称:a16z)总部的沙发上,他的网景浏览器及其之后的 IPO 是数字时代的试金石,但他也明白,当初的词汇在 2019 年并不受欢迎。「21 世纪是富有挑战的时代,」他说,在一个高度互联、社交媒体和信息过载的时代,这些不和谐因素将挑战现状,同时也会有数十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诞生。出局者往往伴随着愤怒与质疑声。

安德森无疑是个意见领袖,他有着广受欢迎的博客和推特,熟悉运营策略,他是硅谷颠覆规则的典型代表之一。仅用 10 年,a16z 便加入了硅谷精英风投的行列,给投资人们带来了至少 100 多亿美元的账面利润。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他参与投资的至少有 5 家独角兽公司 —— Airbnb、Lyft、PagerDuty、Pinterest 和 Slack —— 将上市。

「在任何行业中,差异化的最好方式是什么?成为第一名。」安德森说到,他身高 6 英尺 5 英寸,光头圆脑。


一、保持与众不同


然而,保持第一比拿到第一更难。随着接连爆出的 Facebook 数据丑闻,技术将改善世界这一乐观想法已经恶化,社交媒体倾向于揭露社会的阴暗面,每一次揭露,都对技术福音论调构成了挑战。安德森,作为早期投资者,仍然列席 Facebook 的董事会。在沙丘路(Sand Hill Road)的会议室里,投资者们押注下一个 Instagram,Twitter 或 Skype,这三家公司是 a16z 最著名的早期投资案例 —— 但它们不再是风险投资感兴趣的新兴公司。如今,与 a16z 竞争的 10 亿美元级别的基金数量达到了历史最高纪录,软银(SoftBank)也加入了进来。软银拥有 1000 亿美元的巨额资金,这让包括 a16z 在内的所有基金看起来都很「古怪」。

因此,安德森与霍格维茨,两位分列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第 55 位和第 73 位,打算颠覆他们自己。他们刚刚完成了一笔即将宣布的 20 亿美元的募资(此后其旗下管理资产接近 100 亿美元)。

更为激进的是,他们告诉福布斯,他们将整个公司 150 余名员工均注册为财务顾问(FA),完全放弃了 a16z 作为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地位。

a16z 为什么要这么做?风险投资基金因为主要投资于创新公司的股权,因此不需要「华尔街式」的强监管。而到了加密货币时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称这种高风险投资需要更多的监管。放弃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它将能够更深入地进行高风险的投注:如果公司想要将 10 亿美元投资于加密货币,或者从公开市场或者其他投资人处购买无限制股份。

「羽毛还有什么用呢?人们无非是喜欢褶皱罢了,」安德森笑着说道。「与众不同的东西就会得到凸显。」


二、做初创企业「媒人」


从一开始,a16z 基金就有一个简单的信条:「我们想建立一个我们一直想从中获取资金的风险投资公司,」霍洛维茨说。安德森,因为网景浏览器的突出成就,让他在 24 岁时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他并不需要名气。他们也都不需要钱。网景的同事们随后共同创办了一家公司,最终成为由霍格维茨运营的 Opsware 公司,后者于 2007 年以 17 亿美元的价格被出售给了惠普公司。

两年后,两人创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在此之前,他们涉足天使投资,在那里他们获得了叛逆的名声,至少以沙丘路 (Sand Hill Road) 人群那种保守的标准来看是这样。安德森通过他的「pmarca」博客帮助推广创业建议,pmarca 是他随后资的 Twitter 的创意的前身。Twitter 以其意想不到的的 140 个字符的微型文章而闻名,内容涉及从经济理论到网络中立等各种主题。

为了建立自己的风投公司,安德森和霍洛维茨的品牌战略定位并非是针对行业精英,而是以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 的甲骨文(Oracle) 及其在企业软件「战争」期间的积极营销为蓝本。他们拥抱媒体,举办众星云集的活动,对任何愿意听的人说传统风险投资的坏话。他们一开始参与 Okta (现在估值 90 亿美元) 和 Slack (70 亿美元) 的种子轮融资,但他们忽视了传统智慧,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等公司估值已经达到数十亿美元的时候大举收购它们的股票。普林斯顿大学首席投资官安德鲁•戈尔登(Andrew Golden)是他们基金的一位投资者,他说,其他公司抱怨 a16z 基金花很长时间成就了一个笑话。

在提前退出投资和一些紧缩措施的支持下,安德森和霍洛维茨重新投资该基金,该基金的结构更像是好莱坞的人才经纪公司,而非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他们多年来都没有拿过薪水,公司新晋普通合伙人的薪水也低于市场一般水平。另一方面,它的大部分费用,包括传统上用于支付公司所有费用的 2% 的基金管理费,都用在了一个快速增长的服务团队身上,其中包括市场营销、业务拓展、财务和招聘等方面。

需要进行新一轮融资吗?a16z 基金将赋予你「超级力量」,帮你编写 PPT,在会议前安排数十次训练。需要一个工程部门副主席吗?a16z 基金的人才部门将选择最佳的猎头公司,监督其有效地为你选出这个职位最佳的候选人。人力资源问题?财会危机?「如果某事脱轨,你有专属私人电话(Batphone)可以打」,为非营利组织制作软件的公司 NationBuilder 的 CEO Lea Endres 说道。

在公司总部的贵宾报告中心和纽约办公室,a16z 的工作人员扮演了中介的角色,他们吸引大公司和政府机构关注前沿技术的前景,然后把相关初创公司投资组合展示给参观者。a16z 在 2012 年投资的 GitHub 是开源代码存储平台,在被微软以 75 亿美元收购之前,GitHub 在 2015 年和 2016 年的经常性收入达到 2000 万美元,公司有名员工常驻在 a16z 办公室。在其帮助下,其在 2014 年投资的新零售独角兽 Instacart 与全国零售商和食品品牌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三月,十几家创业公司一个接一个地与美国国防部旗下的创新部门会面,后者负责帮助美国武装部队寻找和购买新技术。

两位创始人的变革奏效了。据悉,a16z 基金旗下的第一支和第三支旗舰基金,规模分别为 3 亿美元和 9 亿美元,预计将向投资者返还 5 倍的回报。它旗下规模为 6.5 亿美元的第二支基金和规模为 17 亿美元的第四支基金,预计将向投资者返还 3 倍于投资款的回报,并且预计回报会继续攀升。2016 年建立的第五支基金资管规模为 16 亿美元,因为时间太短,还不足以预估回报。

虽然其它投机机构可能不愿意公开称赞 a16z 基金,但他们已公然效仿其做法。从博主和播客专家到驻地财务官和安全专家,近年来风险投资行业的非投资专业人员数量激增。「提供服务的想法,现在感觉就像在下赌注」,风险投资公司 Haystack 的普通合伙人塞米尔·沙阿(Semil Shah)说,「许多公司都复制了这一点。」


三、舆论非议 错失独角兽


所有这些 a16z 基金引以为豪的行为都为其树敌。其他投资者从未忘记该基金是如何宣称投资行业被打破,而且仅有它有修复行业的秘诀。几乎从一开始,有关 a16z 基金以过高价格交易的谣言就甚嚣尘上,以至于在 2012 年两位创始人着手筹建第三支主要基金时,合伙人不得不向他们的被投公司逐一核对其头寸,以证清白。

与此同时,他们失败的投资,包括 Clinkle、Jawbone 和 Fab 等备受瞩目的投资,以及像 Zenefits 这样的重大失误也被放大了。a16z 广为人知的观念是,重要的不是你投资了多少家失败的公司,而是有多少公司获得了巨大的、异乎寻常的成功。安德森认为,每年只有 15 笔交易产生了全部回报,他打算先看所有热门交易。

a16z 基金错过了近年来最引人注目的全球最佳创投人榜上榜者 —— Uber 优步。该公司现在仍不承认这一点,但是几位了解募资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该公司对优步的投资得失几乎就是一步之遥。至今还有一个不为多数人知的故事:在 2011 年秋天,优步的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正在募集 B 轮融资时,希望由 a16z 基金领投。a16z 同样渴望实现这一目标,尤其是安德森本人。到 10 月初,卡兰尼克打电话给其他公司告诉他们,他与安德森和另一个合作伙伴进行了合作,B 轮估值约为 3 亿美元。然而,在第 11 个小时,a16z 基金动摇了。根据福布斯获得的卡兰尼克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该基金彼时表示,它仍然会进行投资,但估值将远低于 2.2 亿美元,并且不计入投资或员工期权池。

「他们试图吓住我们,」卡拉尼克对其投资者写道。「所以我们调整了方向。优步的新阶段开始了。」卡拉尼克转而投入对优步以 2.9 亿美元的估值的门罗风投(Menlo Ventures)的怀抱。

尽管 2013 年,a16z 投资了优步的竞争对手 Lyft,并已将部分股票套现获利,但该公司与优步的恩怨并没有就此了结。据参与谈判的消息人士透露,a16z 曾在 2014 年和 2016 年两次参与这两家网约车公司的合并谈判。如果这笔交易成功,它将为该公司打开一扇进入优步的后门。无论如何,我们都很难忽视 a16z 错失目前估值达 760 亿美元的优步的事实。优步正准备进行 IPO,规模可能是 Lyft3 月份 IPO 规模的四到五倍。a16z 拒绝就优步发表评论。

a16z 的领导层也受到了其他人的批评。就像去年的最佳创投人榜单显示的那样,公司管理层的多元化进程还很缓慢,所有 10 位普通合伙人都是男性,部分原因是公司规定,合伙人必须是前初创公司创始人,不能从内部提拔。在过去的一年里,该基金增加了三名女性普通合伙人,但在此之前,该基金流失了顶尖人才。

近年来,安德森和霍洛维茨都平息了这些喧嚣。安德森承认,与他们年轻时所坚持的相反,「风险投资并不是一个处于危机中的行业」,但他表示,该公司如何达到顶级地位并不重要。霍洛维茨更进一步。他说 :「我有点后悔,因为我觉得我伤害了一些人的感情,这些人都是非常优秀的企业家。我走得太远了。」对于该公司的招聘规定成为该公司未能增加一名女性普通合伙人的原因之一,他承认很难改变那些已经成为公司刻板印象的东西,「可能花了比应该花的时间更长的时间来改变它,但我们在改变。」


四、颠覆性举措,全员注册 FA


今年春天早些时候,a16z 的一部分高管聚集在总部一间明亮的小会议室里,与来自一家低调但产品紧俏的生物科技公司的两位创始人举行了推介会议。关键在于 : 风投正在向创业者推销自己的服务,运营团队的领导者向这家初创公司宣传自己的服务。这家健康诊断公司目前商业模式仍不明朗。企业家们似乎持怀疑态度。两年前,当他们遇到这家公司时,a16z 参与了他们的种子轮融资,但它们并未向后者提供多少生物初创企业方面的资源。随后一个小时里,他们将逐一学习 a16z 是如何在过去 18 个月里,为联合健康 (UnitedHealth) 和凯撒医疗 (Kaiser Permanente) 等公司提供专业专家和人脉的。「我们发现,在硅谷建立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与仅仅建立一家科技公司真的很不一样,」该公司的技术人才主管香农•席尔兹 (Shannon Schiltz) 表示。

这种反向投资策略象征着 a16z 的新形态。除了彻底改变典型的风险投资流程,该公司还投资于生物技术领域,该公司曾表示永远不会涉足这一领域。但规模和追求挑战者的现状意味着进入新的领域,该公司已经为该行业的两支基金筹集了 6.5 亿美元。自 2017 年以来一直担任普通合伙人的豪尔赫•康德 (Jorge Conde) 表示 :「该品牌在生物技术领域的分量还没有科技行业那么大。但我们共同努力,插上了这面旗帜。」康德曾领导上市遗传学公司 Syros 的公司战略,并与他人联合创办了一家基因组初创公司。合伙人们每周在委员会开三次主题会,评估投资,然后作为一家公司在周一和周五开会,审查潜在的投资。

然后就是加密货币。去年该公司在加密市场波动之际,筹建了一支 3.5 亿美元规模的基金。但直到最近,合伙人克里斯•迪克森 (Chris Dixon) 和凯蒂•豪恩 (Katie Haun) 才会与霍洛维茨私下会面。严格来说,该基金是与公司其他部门分开的一个独立法人实体。这意味着他们拥有不同的电子邮件地址和自己的网站,因为注册为传统风投公司的资金受到法律限制。a16z 是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的早期投资者,也是 2017 年许多陷入加密货币热潮的公司之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的监管规定将此类投资视为「高风险」,并将这些股权、二次购买以及基金或代币投资的比例限制在传统风险投资基金的 20% 以内。

因此,a16z 基金在今年春季开始了迄今为止最颠覆性的举措之一 : 该公司宣布放弃风险投资豁免( VC exemptions),注册为财务顾问,并在 3 月份完成了相关文件审批。这是一个代价高昂、痛苦的举措,需要聘请合规官员,对每位员工进行审计,禁止其投资者在公开场合谈论投资组合或基金业绩——甚至在其自己的播客上也是如此。好处则正如凯蒂所说,公司的合伙人可以再次自由地分享交易,由一位房地产专家与一位加密货币专家合作完成一笔交易,比如在区块链买房初创公司。

消息人士称,当该公司宣布将在未来几周内关闭一只新的成长型基金时,这笔钱就派上了用场。这将为其最新的合作伙伴大卫乔治 (David George) 增加 20 亿至 25 亿美元,用于投资整个投资组合以及其他规模更大、增长更快的公司。根据新规定,该基金将能够从创始人和早期投资者手中购买股票,或者交易公开发行的股票。除了去年宣布的一个将非裔美国领导人与初创企业联系起来的基金,这个新的增长基金还将向 a16z 提供 4 只专业基金,还有更多潜在的后续基金。

这就是该公司计划如何在拥挤的风投市场上保持领先的原因。专家们说,风投领域正在被专业种子基金和少数几家巨头全产业公司瓜分。斯坦福大学研究该行业的教授 Ilya Strebulaev 说,由于更成熟的天使投资集团和软银 (SoftBank) 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等非风投巨头,传统公司面临着来自渠道顶部和底部的前所未有的压力。「风险资本在不断变化,」他表示。「我们应该期待很多根本性的变化。」

其中一些变化是不可避免的,比如该行业逐渐认识到 a16z 将服务作为投资诱饵的策略。或者是 a16z 模式的固有局限,该模式总是需要不断增长的巨额资金来承担开支。还有一些问题是需要解决的,对于雄心勃勃的年轻员工来说,高工资不足以让他们在晋升机会很小的情况下长期留在公司。由于安德森和霍洛维茨的旧公司 Opsware 的老员工仍然遍布整个公司,一些老员工得到特殊待遇,会挫伤士气。与此同时,该公司坚持称每个人都是合伙人,甚至包括最年轻的人才或会计经理,这似乎没有什么害处,最坏的情况下,也只是会让业内其他人感到厌烦。但正如一位前合伙人所指出的,如果这些头衔限制了晋升和职业发展的前景,它们可能需要像该公司的旧的普通合伙人规则一样「退休」。

最大的风险:整个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么成为市场上最知名的风投公司,要么对竞争对手持续模仿直到抄袭,但这都不重要。世界继续意识到权力和影响力 —— Facebook 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对社会的影响,以及大型科技公司可能没有完全承担起自己的责任。面对这种不断变化的趋势,历史上有关高增长和扎克伯格式雄心壮志的风投故事可能会落空。

在一个既可能是不妥协,也可能是天真幼稚的选择中,安德森以 Facebook 的首席执行官为例,称他正是那种颠覆型创始人,决心采取必要的、痛苦的步骤来纠正错误。「他刚刚发布了一份备忘录,内容基本上是围绕隐私和信息重塑 Facebook,」安德森今年 3 月表示。「闭上你的眼睛,想象一个经典的西装革履的男人怎样做。」

虽然安德森说他太忙于经营公司以至于没有任何爱好 , 他引用他最喜欢的新电视节目之一 HBO's Succession,来描述成功所需的心态:「如果你不能同时骑两头大象,你在马戏团里做什么?」


原文标题:Andreessen Horowitz Is Blowing Up The Venture Capital Model Again
文章来源:Forbes
原文作者:Alex Konard
翻译:王泽龙

日本最大银行三菱UFJ金融集团出手!Chainalysis完成3600万美元B轮融资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4-18 14:06 • 来自相关话题

图片来源:雅虎财经


据报道,日本最大的银行三菱UFJ金融集团(MUFG)参与了加密货币初创企业Chainalysis的额外600万美元B轮融资。

Chainalysis周二表示,这笔投资是通过MYFG的风险投资部门MUFG Innovation Partners进行的。东京投资公司Sozo Ventures也参与了此次融资。

这笔额外的资金意味着,Chainalysis B轮融资的总额目前为3,600万美元。今年2月,该公司在由风险投资公司Accel Partners牵头的首轮融资中筹集了3,000万美元。

通过这笔追加的投资,Chainalysis表示其目标是扩大亚太业务,并开设一个新的办事处来协助这一努力。

这家初创公司表示,其在该地区的业务已经显著增长,声称去年客户数量增加了一倍多,去年合同收入增长了“16倍以上”。

该公司表示:

    “Chainalysis计划在这一势头的基础上,建立实体业务,并与包括Sozo和MUFG在内的实体进行更深入的合作,这些实体将提供关键的市场见解。”


2018年4月,Chainalysis从Benchmark Capital获得了1600万美元的A轮投资,并推出了一个名为Chainalysis KYT(“了解交易”)的加密货币合规工具,据称该工具可以实时提供交易分析。

MUFG Innovation Partners首席执行官兼总裁铃木信孝(Nobutake Suzuki)在昨天的声明中表示:

    “Chainalysis的合规技术对于提供银行为建立下一代合规框架所需的洞察力和反洗钱控制非常重要。”


Chainalysis成立于2014年,主要帮助调查Mt. Gox的破产案件,试图找到这家倒闭交易所丢失的比特币。

上周,作为对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建议草案的回应,这家初创公司发表了一封公开评论信,称期望交易所在每笔交易中都向接收平台发送“了解你的客户”(KYC)信息是不现实的,对加密行业有害。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japans-biggest-bank-invests-in-crypto-investigation-startup-chainalysis
作者:Yogita Khatri
编译:Kyle 查看全部
201904180208077765.jpg

图片来源:雅虎财经


据报道,日本最大的银行三菱UFJ金融集团(MUFG)参与了加密货币初创企业Chainalysis的额外600万美元B轮融资。

Chainalysis周二表示,这笔投资是通过MYFG的风险投资部门MUFG Innovation Partners进行的。东京投资公司Sozo Ventures也参与了此次融资。

这笔额外的资金意味着,Chainalysis B轮融资的总额目前为3,600万美元。今年2月,该公司在由风险投资公司Accel Partners牵头的首轮融资中筹集了3,000万美元。

通过这笔追加的投资,Chainalysis表示其目标是扩大亚太业务,并开设一个新的办事处来协助这一努力。

这家初创公司表示,其在该地区的业务已经显著增长,声称去年客户数量增加了一倍多,去年合同收入增长了“16倍以上”。

该公司表示:


    “Chainalysis计划在这一势头的基础上,建立实体业务,并与包括Sozo和MUFG在内的实体进行更深入的合作,这些实体将提供关键的市场见解。”



2018年4月,Chainalysis从Benchmark Capital获得了1600万美元的A轮投资,并推出了一个名为Chainalysis KYT(“了解交易”)的加密货币合规工具,据称该工具可以实时提供交易分析。

MUFG Innovation Partners首席执行官兼总裁铃木信孝(Nobutake Suzuki)在昨天的声明中表示:


    “Chainalysis的合规技术对于提供银行为建立下一代合规框架所需的洞察力和反洗钱控制非常重要。”



Chainalysis成立于2014年,主要帮助调查Mt. Gox的破产案件,试图找到这家倒闭交易所丢失的比特币。

上周,作为对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建议草案的回应,这家初创公司发表了一封公开评论信,称期望交易所在每笔交易中都向接收平台发送“了解你的客户”(KYC)信息是不现实的,对加密行业有害。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japans-biggest-bank-invests-in-crypto-investigation-startup-chainalysis
作者:Yogita Khatri
编译:Kyle

《纽约时报》:Facebook计划外部募资10亿美元支持其加密货币项目

资讯chainb 发表了文章 • 2019-04-09 11:23 • 来自相关话题

《纽约时报》科技版记者Nathaniel Popper于4月8日发布推文称,Facebook正在寻求各风险投资公司的支持,以开发其所谓的数字代币。

Popper引用相关人士透露的消息称Facebook计划筹集10亿美元的资金来开发其加密货币项目。他表示,寻求外部投资可以使项目更加符合加密社区的去中心化精神:

“鉴于区块链项目的一大特色是去中心化,外部投资者的进入可以帮助Facebook强化该项目的去中心化特征,同时淡化该公司对项目的控制。”

Popper补充说,该项目是一个稳定币项目,将与银行账户中持有的一揽子外币挂钩。

去年12月,彭博社发表的一篇报道使“Facebook币”的消息浮出了水面。该媒体随后报道称,该代币将被用于WhatsApp应用内的转账服务,并将专注于印度的汇款市场。

2019年2月,《纽约时报》曾报道称该代币可用于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和Instagram,这意味着高达27亿的潜在用户群体。匿名消息人士告诉《纽约时报》,Facebook聘请了50多名工程师来开发其加密货币。此外,据报道,Facebook已经开始考虑在那些交易所申请上币,具体加密交易所尚未明确。

风投公司方面,Future Perfect Ventures的创始合伙人Jalak Jobanputra在2月份表示,加密熊市对风投公司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当被问及数字货币领域是否存在风险评估“打折执行”的趋势时,Jobanputra表示“鉴于去年交易量下降的情况,如果其中一些公司在二级市场的估值有所下降,我一点也不会惊讶。”


原文:NYT Reporter: Facebook Seeking $1 Bln in Venture Capital for Crypto Project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aron Wood
编译者:Maya 查看全部
740_aHR0cHM6Ly9zMy5jb2ludGVsZWdyYXBoLmNvbS9zdG9yYWdlL3VwbG9hZHMvdmlldy80M2MyNzNlYzE4ZDUwZmQ0ZjQ4YmM5OWY5Zjk3ZjlmYi5qcGc.jpg

《纽约时报》科技版记者Nathaniel Popper于4月8日发布推文称,Facebook正在寻求各风险投资公司的支持,以开发其所谓的数字代币。

Popper引用相关人士透露的消息称Facebook计划筹集10亿美元的资金来开发其加密货币项目。他表示,寻求外部投资可以使项目更加符合加密社区的去中心化精神:

“鉴于区块链项目的一大特色是去中心化,外部投资者的进入可以帮助Facebook强化该项目的去中心化特征,同时淡化该公司对项目的控制。”

Popper补充说,该项目是一个稳定币项目,将与银行账户中持有的一揽子外币挂钩。

去年12月,彭博社发表的一篇报道使“Facebook币”的消息浮出了水面。该媒体随后报道称,该代币将被用于WhatsApp应用内的转账服务,并将专注于印度的汇款市场。

2019年2月,《纽约时报》曾报道称该代币可用于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和Instagram,这意味着高达27亿的潜在用户群体。匿名消息人士告诉《纽约时报》,Facebook聘请了50多名工程师来开发其加密货币。此外,据报道,Facebook已经开始考虑在那些交易所申请上币,具体加密交易所尚未明确。

风投公司方面,Future Perfect Ventures的创始合伙人Jalak Jobanputra在2月份表示,加密熊市对风投公司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当被问及数字货币领域是否存在风险评估“打折执行”的趋势时,Jobanputra表示“鉴于去年交易量下降的情况,如果其中一些公司在二级市场的估值有所下降,我一点也不会惊讶。”


原文:NYT Reporter: Facebook Seeking $1 Bln in Venture Capital for Crypto Project
来源:cointelegraph
作者:Aaron Wood
编译者:Maya

不做VC了!硅谷顶级风投A16Z重新注册为FA,更激进地买卖加密资产

资讯guixingren 发表了文章 • 2019-04-03 12:21 • 来自相关话题

硅谷 VC 行业正在掀起一场革命,而 A16Z 已经打响了第一枪。通过转型,A16Z 将可以在 portfolio 中间建立二级市场,还能更激进地直接参与到区块链 token 资产的买卖当中。


当风险投资人开始觉得自己承担的风险不够时,你就知道他们要干点什么了。

在4月30日期《福布斯》杂志的一篇重磅报道中,硅谷著名风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宣布,已经完成最新一期20亿美元基金。

比这个更加重要的信息是:A16Z已经提交申请,将自己的公司注册为 FA(财务顾问),正式放弃 VC(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

硅谷 VC 行业正在掀起一场革命,而 A16Z 已经打响了第一枪。


1 成为 FA,对 A16Z 意味着什么?


根据硅星人从 SEC 获得的投资顾问申请表,A16Z 目前投资了41家公司,管理总资产规模已经超过120亿美元。这家名气甚高的机构于2009年创办,目前由 Marc Andreessen 和 Ben Horowitz 两人共同全资持有。 

A16Z 总部位于加州 Menlo Park,共有148名员工。申请表显示,其中27名员工将具备 FA 职能。而《福布斯》杂志文章指出,A16Z 已将“全部150名员工注册为 FA”。依照监管法律和政策,他们将必须申报自己的资产状况,并接受 SEC 的背景调查。

未来,A16Z 将可以提供 FA 的服务:向公司(甚至是个人)提供投融资顾问服务并收取费用、在撮合的收并购交易中抽取手续费等等。并且,A16Z 以及它的员工也将被允许进行二级市场交易。

而这意味着,他们将可以更早、更自由地在二级市场上出售自己持有的旗下 portfolio 公司股权,不再需要等到后轮退出甚至 IPO 才能套现。

不仅如此,放弃 VC 的身份还意味着 A16Z 将在很大程度上摆脱 VC 行业惯例的 LP 负责制。通常,LP 的出资协议里都严格规定只能进行股权投资。现在,A16Z 为了营利而进行投资的方式将不再受到限制。

一个最直接的例子就是,通过放弃 VC 的身份变成 FA,A16Z 将可以进行比往常的风险投资业务风险更高的投资:直接下场买卖数字货币。(是的,你现在一定想到了丹华资本。) 

事实上 A16Z 早就想这样做了。它在近几年为了投资区块链项目而募集的基金 (V、V-A、V-B、V-Q)本身就是自主托管的(self-custodied),而非托管在第三方银行。这意味着在成为 FA 之后,A16Z 将能够更敏捷地在数字加密货币/token 市场上进行交易。






2 FA + 二级市场 = 投行?


毫无疑问,如果具备了在二级市场和数字货币/token市场交易的能力,还提供财务顾问服务收取服务费,这样的 A16Z 看起来确实不像传统的 VC 了——它更像是一家华尔街投行。

传统的投资银行可以自己下场做金融交易,也为其他公司提供融资等财务顾问服务(IPO 承销就是其中一种形式)。

数字货币资管公司 CoinShares 的首席战略官 Meltem Demirors 认为,A16Z 终于成为了一家投行。






Demirors 认为,A16Z 从 VC 向 FA/投行的演化,最大的好处就是 A16Z 现在可以创造一个自己的二级市场,用于交易 portfolio 公司的股权。她指出,从2017年开始,一些纽约的 VC 和被投公司就在做这样的尝试。

在管理资产规模、投资成功率回报率和知名度的维度上,创办于09年的 A16Z 是硅谷最近10年以来唯一一个能跟 VC 行业元老相提并论的 VC。如果算上本轮20亿美元,A16Z 已经完成总计91亿美元融资。包括 Facebook、Box、GitHub、Instagram 和 Zynga 在内,A16Z 已经有过多次高额回报的退出。

但如果你观察 A16Z 的 portfolio,近几年来的退出越来越少,之前的退出形式也是 IPO 和收并购各占一半。大环境是自从 Snap 上市以来,硅谷&西海岸科技独角兽的上市之旅没有一帆风顺的,都在 IPO 后很快股价破发价值缩水(最新的一个例子是 Lyft,也是 A16Z 的 portfolio 公司)。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为投资者、创业公司以及自己创造一个新的二级市场无疑是件好事——至少 A16Z 应该这样认为。





在新的框架下,A16Z 将可以 1)直接在自己的 portfolio 公司之间进行证券交易;2)自己进行证券投资;3)向 portfolio 公司推荐证券和投资产品。


至于亲自下场交易 token 这件事,A16Z 也不是第一个做的。丹华资本前两年做过一件很不同寻常的事情,就下场投资数字货币资产这件事,居然取得了 LP 的同意。遗憾的是当时区块链市场本身滑坡,丹华的投资业绩也不尽如人意。

A16Z 做这件事就一定能成功吗?显然不是,但正如前面所说,它更有钱,在硅谷的人脉更好,有更丰富的经验。随着它转型成 FA/投行/亲自下场的 token 投资者这件事的发生,上面这些优势都有可能转化成它在数字资产市场的影响力。

而且,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区块链公司。而对于这些公司,传统的股权融资将不再是必须采用的筹资方式。如果真是这样,并且 A16Z 也想要参与到其中,它肯定不能再受到传统 VC 商业模式的牵绊。它必须转变身份,才能参与到这些更加激进、风险更高的投资活动当中。

以上这些,或许才是 A16Z 从 VC 转型的真正目的。


附:VC 和 FA 的区别是什么? 


VC 和 FA 的最主要区别是商业模式。更具体来讲,商业模式上的限制。

VC 和 FA 都是当前私募股权融资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一笔对创业公司的投资为例,VC 主要投入资金、获得股权,谋求被投对象的继续增长,在该公司后续的融资当中出让股权、套现退出以完成收益;FA 是一笔投资交易的掮客、“中介”,为 VC 和寻求融资的公司牵线搭桥,在撮合的交易中收取固定比例的费用作为报偿。

VC 的钱不一定是自己的,通常它也需要去外面融资,而它的金主就是 LP(有限合伙人)。简单来说,VC 从 LP 拿到钱,订立协议几年回报,然后它就去投资小公司并在这个年限达到之前套现退出,把赚到的钱交给 LP,自己再拿取一定比例的抽成或奖金。

但是既然 VC 和 LP 之间有协议,它从 LP 拿到的钱必须按照协议使用,通俗来讲就是不能拿去炒股、买基金、买比特币和赌博,必须用于股权投资。VC 的员工只有在完成套现后才能获得一笔丰厚的回报,平时拿的是普通工资。在理论上,VC 的其他员工(比如投资经理)也不得私下提供有偿服务。

而 FA 没有这样的限制。一家 FA 公司只要有一定的资金可以启动业务即可,撮合交易赚到的钱也是自己的。FA 的员工可以有偿提供市场需要的财务顾问服务,这也是它主要的商业模式。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A16Z 申请成为 FA 的注册文件。


文 | 光谱 查看全部
a16z.jpg


硅谷 VC 行业正在掀起一场革命,而 A16Z 已经打响了第一枪。通过转型,A16Z 将可以在 portfolio 中间建立二级市场,还能更激进地直接参与到区块链 token 资产的买卖当中。



当风险投资人开始觉得自己承担的风险不够时,你就知道他们要干点什么了。

在4月30日期《福布斯》杂志的一篇重磅报道中,硅谷著名风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宣布,已经完成最新一期20亿美元基金。

比这个更加重要的信息是:A16Z已经提交申请,将自己的公司注册为 FA(财务顾问),正式放弃 VC(风险投资)基金的身份。

硅谷 VC 行业正在掀起一场革命,而 A16Z 已经打响了第一枪。


1 成为 FA,对 A16Z 意味着什么?


根据硅星人从 SEC 获得的投资顾问申请表,A16Z 目前投资了41家公司,管理总资产规模已经超过120亿美元。这家名气甚高的机构于2009年创办,目前由 Marc Andreessen 和 Ben Horowitz 两人共同全资持有。 

A16Z 总部位于加州 Menlo Park,共有148名员工。申请表显示,其中27名员工将具备 FA 职能。而《福布斯》杂志文章指出,A16Z 已将“全部150名员工注册为 FA”。依照监管法律和政策,他们将必须申报自己的资产状况,并接受 SEC 的背景调查。

未来,A16Z 将可以提供 FA 的服务:向公司(甚至是个人)提供投融资顾问服务并收取费用、在撮合的收并购交易中抽取手续费等等。并且,A16Z 以及它的员工也将被允许进行二级市场交易。

而这意味着,他们将可以更早、更自由地在二级市场上出售自己持有的旗下 portfolio 公司股权,不再需要等到后轮退出甚至 IPO 才能套现。

不仅如此,放弃 VC 的身份还意味着 A16Z 将在很大程度上摆脱 VC 行业惯例的 LP 负责制。通常,LP 的出资协议里都严格规定只能进行股权投资。现在,A16Z 为了营利而进行投资的方式将不再受到限制。

一个最直接的例子就是,通过放弃 VC 的身份变成 FA,A16Z 将可以进行比往常的风险投资业务风险更高的投资:直接下场买卖数字货币。(是的,你现在一定想到了丹华资本。) 

事实上 A16Z 早就想这样做了。它在近几年为了投资区块链项目而募集的基金 (V、V-A、V-B、V-Q)本身就是自主托管的(self-custodied),而非托管在第三方银行。这意味着在成为 FA 之后,A16Z 将能够更敏捷地在数字加密货币/token 市场上进行交易。

a16z2.jpg


2 FA + 二级市场 = 投行?


毫无疑问,如果具备了在二级市场和数字货币/token市场交易的能力,还提供财务顾问服务收取服务费,这样的 A16Z 看起来确实不像传统的 VC 了——它更像是一家华尔街投行。

传统的投资银行可以自己下场做金融交易,也为其他公司提供融资等财务顾问服务(IPO 承销就是其中一种形式)。

数字货币资管公司 CoinShares 的首席战略官 Meltem Demirors 认为,A16Z 终于成为了一家投行。

a16z3.jpg


Demirors 认为,A16Z 从 VC 向 FA/投行的演化,最大的好处就是 A16Z 现在可以创造一个自己的二级市场,用于交易 portfolio 公司的股权。她指出,从2017年开始,一些纽约的 VC 和被投公司就在做这样的尝试。

在管理资产规模、投资成功率回报率和知名度的维度上,创办于09年的 A16Z 是硅谷最近10年以来唯一一个能跟 VC 行业元老相提并论的 VC。如果算上本轮20亿美元,A16Z 已经完成总计91亿美元融资。包括 Facebook、Box、GitHub、Instagram 和 Zynga 在内,A16Z 已经有过多次高额回报的退出。

但如果你观察 A16Z 的 portfolio,近几年来的退出越来越少,之前的退出形式也是 IPO 和收并购各占一半。大环境是自从 Snap 上市以来,硅谷&西海岸科技独角兽的上市之旅没有一帆风顺的,都在 IPO 后很快股价破发价值缩水(最新的一个例子是 Lyft,也是 A16Z 的 portfolio 公司)。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为投资者、创业公司以及自己创造一个新的二级市场无疑是件好事——至少 A16Z 应该这样认为。

a16z4.jpg

在新的框架下,A16Z 将可以 1)直接在自己的 portfolio 公司之间进行证券交易;2)自己进行证券投资;3)向 portfolio 公司推荐证券和投资产品。


至于亲自下场交易 token 这件事,A16Z 也不是第一个做的。丹华资本前两年做过一件很不同寻常的事情,就下场投资数字货币资产这件事,居然取得了 LP 的同意。遗憾的是当时区块链市场本身滑坡,丹华的投资业绩也不尽如人意。

A16Z 做这件事就一定能成功吗?显然不是,但正如前面所说,它更有钱,在硅谷的人脉更好,有更丰富的经验。随着它转型成 FA/投行/亲自下场的 token 投资者这件事的发生,上面这些优势都有可能转化成它在数字资产市场的影响力。

而且,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区块链公司。而对于这些公司,传统的股权融资将不再是必须采用的筹资方式。如果真是这样,并且 A16Z 也想要参与到其中,它肯定不能再受到传统 VC 商业模式的牵绊。它必须转变身份,才能参与到这些更加激进、风险更高的投资活动当中。

以上这些,或许才是 A16Z 从 VC 转型的真正目的。


附:VC 和 FA 的区别是什么? 


VC 和 FA 的最主要区别是商业模式。更具体来讲,商业模式上的限制。

VC 和 FA 都是当前私募股权融资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一笔对创业公司的投资为例,VC 主要投入资金、获得股权,谋求被投对象的继续增长,在该公司后续的融资当中出让股权、套现退出以完成收益;FA 是一笔投资交易的掮客、“中介”,为 VC 和寻求融资的公司牵线搭桥,在撮合的交易中收取固定比例的费用作为报偿。

VC 的钱不一定是自己的,通常它也需要去外面融资,而它的金主就是 LP(有限合伙人)。简单来说,VC 从 LP 拿到钱,订立协议几年回报,然后它就去投资小公司并在这个年限达到之前套现退出,把赚到的钱交给 LP,自己再拿取一定比例的抽成或奖金。

但是既然 VC 和 LP 之间有协议,它从 LP 拿到的钱必须按照协议使用,通俗来讲就是不能拿去炒股、买基金、买比特币和赌博,必须用于股权投资。VC 的员工只有在完成套现后才能获得一笔丰厚的回报,平时拿的是普通工资。在理论上,VC 的其他员工(比如投资经理)也不得私下提供有偿服务。

而 FA 没有这样的限制。一家 FA 公司只要有一定的资金可以启动业务即可,撮合交易赚到的钱也是自己的。FA 的员工可以有偿提供市场需要的财务顾问服务,这也是它主要的商业模式。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A16Z 申请成为 FA 的注册文件。


文 | 光谱

神秘的FBG资本,与它所经历的荣耀与动荡

公司chainbs 发表了文章 • 2019-03-18 11:59 • 来自相关话题

众所周知,FBG资本及其创始人周硕基是加密数字资产市场最大的赢家之一,有媒体统计目前总投资数量超过80个,其中包括OmiseGO、Zilliqa、0X、Aelf等众多知名项目,去年8月周硕基还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

但是,公众对FBG以及周硕基的了解仍然相当有限,FBG资本不设PR部门、自身几乎没有任何PR,周硕基本人的公开采访报道只有两三篇。FBG资本究竟是怎样发展壮大的?FBG的投资风格与特点是怎样的?如今又遇到了怎样的困难?多数人都对此感到模糊与好奇。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链捕手采访了数十位与FBG资本或周硕基打过交道的创业者与投资人,尽管采访难度超出过往,但我们仍然获取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资料,并希望通过本文帮助各位读者了解一个尽可能详实真切的FBG资本与周硕基,同时以FBG资本为典型折射出整个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生存状态。


01 发展历程与策略


如今的FBG资本与周硕基浑然一体,但在其创立之初并非如此。

据链捕手查询,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在多个场合自称为FBG资本的创始人之一。「FBG当时(16年6-7月)是我牵头找硕基搞的,他当时还在做一些交易和汇兑相关的事情,我觉得并不sexy。」徐义吉在去年12月接受499block访谈时说道,「发起基金后,我们募集了1000个BTC。」

尽管在FBG资本的所有资料与报道中,都没有出现任何与徐义吉相关的信息,但链捕手通过FBG早期投资项目ICO365创始人李雄等多个渠道佐证了部分信息。

「FBG资本其实是由周硕基与徐义吉两人发起成立,16年下半年的投资过程中我与他们两人都有很多沟通。」李雄告诉链捕手。不过在16年9月,徐义吉在拿到蚂蚁金服的Offer后就慢慢淡出FBG资本相关业务,尽管一年后再度回到币圈,也与FBG资本再无公开交集。

由此,周硕基成为FBG资本的唯一控制人,同时也开启了FBG资本的快速发展阶段。彼时,比特币价格已经连续2年在4000元以下浮动,新一轮牛市正在酝酿。「很多机构因为入场过早就没有做成,但FBG入场的时间点特别合适,处于比特币的上升期。」某知名投资机构合伙人何祎(化名)说。

周硕基也曾在一次活动谈及为什么他要在这个时间进入投资市场。周硕基从14年开始就进入数字货币二级市场,除了直接投资比特币以外,他还频繁实施「搬砖」与量化等套利交易策略。在这个过程中,周硕基发现了两个趋势,一是数字资产规模会继续扩大,二是比特币的份额会持续下降,「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在高速增长中,找到下一个份额不断扩大的资产,或者是一类资产。」周硕基在活动中说道。

同时,16、17年区块链投资的主体大部分都是个人,只有分布式投资等为数不多的几家机构聚焦于区块链投资,此外还有丹华资本、PreAngle等少数股权投资机构开始尝试区块链投资,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格局尚处于相当早期的阶段。

为了尽快形成FBG资本的差异化优势,周硕基采取了一个如今看来相当聪明的策略,即将海外优质项目带到国内。「当时FBG有一定的前瞻性,带着海外的不少项目在中国做路演,构建了一些资源连接。」徐义吉还在那个访谈中表示。

李雄也表示,当初ICO365平台上的AE、SNT等币种都是FBG资本引荐过来的,「帮主非常善于引进牛逼的海外项目,然后在中国社区引爆。」





周硕基 (来自《福布斯》杂志)


作为「大V帮」的帮主,周硕基在人脉资源方面与行业视野的确具有显著优势,例如他与火币始终保持紧密联系,在FBG资本入选火币超级节点之外,周硕基担任了火币区块链+ 产业联盟委员会委员、竞选火币公链领袖。这些资源优势一方面有助于提升被投项目的知名度与竞争力,另一方面可以反过来增强公众对FBG资本的品牌认知。

「他非常地谦逊友好,总是很乐意去帮助我们,给我们提出了许多建议和方向,办活动都会找我们过去,而且也经常在群里分享他对行业的看法。」FBG投资项目Ultrain联合创始人Emma Liao对周硕基的为人赞不绝口。另一个要求匿名的FBG投资项目创始人也表示,周硕基最大的特点就是仗义。

值得注意的是,周硕基还相当热衷于为被投项目担任顾问,其中包括Aeternity、Aelf、Zilliqa、Covalent等至少9个项目,这在主流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投资人中并不常见。

更重要的是,周硕基的眼光的确毒辣,投中了0X、OmiseGO、Zilliqa等众多回报率高、成长性强的项目,为FBG资本带来数十倍乃至上百倍的收益,并奠定了FBG资本在行业的地位。

至于FBG资本的投资特点与流程,Emma Liao向链捕手表示,在她看来FBG资本的投资决策流程非常符合传统VC投资的流程与规则,「FBG投委会每个人都与我们进行了深入沟通,对项目的竞争壁垒、技术水准、团队背景等方面都进行了调研,非常深入严谨。」

而在去年《福布斯 》杂志的报道中,FBG资本前交易员Gordon Chen也透露过FBG非正统的ICO投资方法,其中包括密切关注创始团队、监控Telegram上的聊天室,并与学者、科学家、工程师、投资者和社区领袖保持沟通。Chen还表示,他被要求调查ICO项目时,不断与加密项目团队会面,「我本周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

17年10月,FBG资本启动了全球化战略,陆续在美国、韩国、新加坡、以色列等国家设立办公室,至18年8月一共有近50名全职员工在全球参与投资业务,这有助于FBG资本开拓更多项目获取渠道、及时了解更多市场动向。据链捕手粗略统计,18年FBG资本近一半投资项目都属于以国外背景为主的项目。同时,很少有其他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实现同等程度的全球化布局程度,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构成为FBG资本的护城河之一。

FBG资本另一项重要支柱业务则是二级市场交易,包括以套利为目的的高频交易、基于内幕消息与市场判断的短期交易等。在18年之前,对于绝大多数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而言,几乎所有业务都集中在一级市场,但得益于周硕基此前丰富的二级市场操作经验,FBG资本自创立之初就将二级市场交易视为最重要的业务之一,这也为FBG资本带去了颇为丰厚的利润。





FBG资本于18年制作的用于募资的文件资料


在投资与交易业务取得较高成绩后,周硕基的野心逐渐不满于此,他在接受BABI财经采访时表示其愿景是将FBG资本打造为「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高盛在传统金融领域拥有极强的掌控力,覆盖投资银行、资产管理、投资、咨询等众多业务,但目前区块链行业各个角色都比较分散,「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对所有主要玩家都充满诱惑力。

因此,FBG资本在18年上半年还成立了多个衍生业务品牌,包括交易解决方案提供商FBG ONE、智库部门FGB X Lab,此外还有与被投公司联合成立的营销咨询公司Block72,试图凭此将多年来积累的经验技巧系统性输出给行业,进而形成并提升整个FBG体系的生态竞争力。

与此同时,FBG资本的团队规模也在快速扩张,从华兴资本、华为、Gemini、平安保险等知名企业引入大量高级人才。一位区块链投资人张槿(化名)曾去FBG北京办公室与其研究部门打过多次交道,他发现该团队成员大多为三四十岁,工作经验非常丰富,显著区别于其他研究机构以年轻人为主的状况。

随着各个衍生业务线陆续展开,FBG资本的公共关系策略逐渐发生转变。「在我们扩张的关键时期,我们需要一些声音出现在主流媒体。」周硕基在去年8月接受BABI财经时表示。

基于前述心态,此前几乎没有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的周硕基在去年7-8月也终于打破惯例,接受了《福布斯》杂志与BABI财经的采访,但周硕基可能并没有料到这次采访反而给他造成许多负面效果。知情人士告诉链捕手,周硕基对《福布斯》那篇报道很不满意。

在《福布斯》的报道《Tricks of a Crypto Trader》中,周硕基的市场操作被称为「Tricks」(伎俩),带有明显的轻蔑意味。同时,这篇报道还指出FBG资本屡屡通过内幕消息与营销炒作获利,「在这里,民主理想就是一个笑话,人们靠获知内幕通往财富自由」。


02 寒冬之际积弊爆发


不过,周硕基可能更没有料到的是,在FBG资本打算扩充业务线、提升曝光度的同时,行业形势急转直下,比特币价格在去年7、8月从8231美元跌至5884美元,此后虽有所回升但又于年底从6000多美元跌至最低近3000美元,其他主流币种、中小币种的跌幅则更大,跌破私募价的币种亦不在少数。





比特币价格自去年7月底以后的走势


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加密货币投资机构都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盈利难、退出难、募资难,投资规模越大亏损越严重,FBG资本也不例外。

FBG资本投资的大量项目币价也都大幅下跌,甚至「被套」,其用于投资的资产面临着巨大贬值损失。此外,很多被投项目不愿意在熊市登陆交易所,从投资到上所交易所需的平均时间大幅超出牛市阶段,再加上二级市场「被套」,FBG资本很可能在最近半年面临着现金回笼困难、现金流萎缩的窘境。

「(币价一直跌)对我们整个流动性策略管理会有影响,我们现在会更关注流动性,投资速度会放缓,要求会更高。」周硕基在去年8月接受媒体人陈一佳采访时说。

根据Crunchbase数据以及其他网络资料,链捕手发现FBG资本自去年9月至今只投资了3个区块链项目,分别是AERGO、Ampleforth、ThunderCore,不及去年1-8月投资数量的十分之一。「跟大部分加密货币投资机构一样,FBG此前募来的钱基本上都花光了。」何祎说。

而在整个行业财富缩水 、熊市深不见底的情况下,FBG资本新一轮基金募资也无法再现过往几年的顺利态势,面临着推进缓慢的窘境。

量化套利一直是FBG资本实现资产增值、获取利润的重要手段,但18年以来大量量化团队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甚至成为主流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标配,竞争形势越来越激烈,整个行业的量化套利空间大幅缩水,即便是以量化套利起家的FBG资本也难以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保持原有水准。

上述问题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普遍情形,但FBG资本实际上也有自身更加棘手的特殊问题。「FBG最大的问题就是留不住人,流动性很高。」何祎告诉链捕手,FBG资本人员流动性要高于其他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许多高管也已经离职。

据链捕手多方面了解,主要操盘二级市场的FBG资本合伙人Bo Dong已于18年初离职创业,FBG资本合伙人、FBG X Lab负责人Richard Liu于18年下半年离职,此外还有多名高管与员工在18年下半年离职。

链捕手未能成功采访到FBG资本离职人员了解进一步信息 ,但何祎告诉链捕手,这可能是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同时FBG资本的管理体系也存在问题。「现在整个团队都被周硕基管得很严,该给的钱都会给,就防着他们走。」何祎说。

至于FBG X等衍生业务,由于整体行情较差、团队成员流动性较高等原因,大多已经搁置或进展缓慢。

总的来看,FBG资本凭借先发优势与合理策略在加密货币市场取得亮眼成绩,但在如今遭遇行业寒冬之际,FBG资本搭建的业务体系与团队架构所暗藏的积弊相继爆发,实质竞争力或许还有所减弱。不过好在FBG资本的行业地位几乎未受影响,时间窗口也还充裕,FBG资本与周硕基需要尽快找到新的突破口,重新构造FBG体系的内部机制文化与外部壁垒。

毕竟,高盛之所以成为高盛,并不在于擅长各种资源的变现或精明取巧的投机,而是在于其专业完备专业的管理架构、以合伙人文化为代表的精神内核,以及对行业趋势的深刻洞察,这对所有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而言都任重道远。

实际上,FBG资本的遭遇仅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当下状况的一个缩影,在财富快速聚集、赞誉奔涌而至的情形下,许多投资机构的投资机制、管理体系的专业程度都未能跟上自身规模的增长速度,致使现今出现前述问题 。熊市对这些机构而言既是摧残与折磨,也是蜕变与进化的契机。

区块链行业的发展状大,定然离不开投资机构的支持,特别是那些具有深刻洞察力与行业责任感的机构 。FBG资本们如果能把握这个契机,努力加强团队文化建设、优化管理与风控机制以及提升行业趋势把握能力等,并积极为行业长远发展做贡献、追求价值投资,势必能赋予自身穿越牛熊的气质与能力,继而真正有资格向「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名号发起冲击。


作者/龚荃宇
编辑/潘宇波 查看全部
fbg.jpg

众所周知,FBG资本及其创始人周硕基是加密数字资产市场最大的赢家之一,有媒体统计目前总投资数量超过80个,其中包括OmiseGO、Zilliqa、0X、Aelf等众多知名项目,去年8月周硕基还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

但是,公众对FBG以及周硕基的了解仍然相当有限,FBG资本不设PR部门、自身几乎没有任何PR,周硕基本人的公开采访报道只有两三篇。FBG资本究竟是怎样发展壮大的?FBG的投资风格与特点是怎样的?如今又遇到了怎样的困难?多数人都对此感到模糊与好奇。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链捕手采访了数十位与FBG资本或周硕基打过交道的创业者与投资人,尽管采访难度超出过往,但我们仍然获取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资料,并希望通过本文帮助各位读者了解一个尽可能详实真切的FBG资本与周硕基,同时以FBG资本为典型折射出整个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生存状态。


01 发展历程与策略


如今的FBG资本与周硕基浑然一体,但在其创立之初并非如此。

据链捕手查询,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在多个场合自称为FBG资本的创始人之一。「FBG当时(16年6-7月)是我牵头找硕基搞的,他当时还在做一些交易和汇兑相关的事情,我觉得并不sexy。」徐义吉在去年12月接受499block访谈时说道,「发起基金后,我们募集了1000个BTC。」

尽管在FBG资本的所有资料与报道中,都没有出现任何与徐义吉相关的信息,但链捕手通过FBG早期投资项目ICO365创始人李雄等多个渠道佐证了部分信息。

「FBG资本其实是由周硕基与徐义吉两人发起成立,16年下半年的投资过程中我与他们两人都有很多沟通。」李雄告诉链捕手。不过在16年9月,徐义吉在拿到蚂蚁金服的Offer后就慢慢淡出FBG资本相关业务,尽管一年后再度回到币圈,也与FBG资本再无公开交集。

由此,周硕基成为FBG资本的唯一控制人,同时也开启了FBG资本的快速发展阶段。彼时,比特币价格已经连续2年在4000元以下浮动,新一轮牛市正在酝酿。「很多机构因为入场过早就没有做成,但FBG入场的时间点特别合适,处于比特币的上升期。」某知名投资机构合伙人何祎(化名)说。

周硕基也曾在一次活动谈及为什么他要在这个时间进入投资市场。周硕基从14年开始就进入数字货币二级市场,除了直接投资比特币以外,他还频繁实施「搬砖」与量化等套利交易策略。在这个过程中,周硕基发现了两个趋势,一是数字资产规模会继续扩大,二是比特币的份额会持续下降,「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在高速增长中,找到下一个份额不断扩大的资产,或者是一类资产。」周硕基在活动中说道。

同时,16、17年区块链投资的主体大部分都是个人,只有分布式投资等为数不多的几家机构聚焦于区块链投资,此外还有丹华资本、PreAngle等少数股权投资机构开始尝试区块链投资,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格局尚处于相当早期的阶段。

为了尽快形成FBG资本的差异化优势,周硕基采取了一个如今看来相当聪明的策略,即将海外优质项目带到国内。「当时FBG有一定的前瞻性,带着海外的不少项目在中国做路演,构建了一些资源连接。」徐义吉还在那个访谈中表示。

李雄也表示,当初ICO365平台上的AE、SNT等币种都是FBG资本引荐过来的,「帮主非常善于引进牛逼的海外项目,然后在中国社区引爆。」

zhou.jpg

周硕基 (来自《福布斯》杂志)


作为「大V帮」的帮主,周硕基在人脉资源方面与行业视野的确具有显著优势,例如他与火币始终保持紧密联系,在FBG资本入选火币超级节点之外,周硕基担任了火币区块链+ 产业联盟委员会委员、竞选火币公链领袖。这些资源优势一方面有助于提升被投项目的知名度与竞争力,另一方面可以反过来增强公众对FBG资本的品牌认知。

「他非常地谦逊友好,总是很乐意去帮助我们,给我们提出了许多建议和方向,办活动都会找我们过去,而且也经常在群里分享他对行业的看法。」FBG投资项目Ultrain联合创始人Emma Liao对周硕基的为人赞不绝口。另一个要求匿名的FBG投资项目创始人也表示,周硕基最大的特点就是仗义。

值得注意的是,周硕基还相当热衷于为被投项目担任顾问,其中包括Aeternity、Aelf、Zilliqa、Covalent等至少9个项目,这在主流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投资人中并不常见。

更重要的是,周硕基的眼光的确毒辣,投中了0X、OmiseGO、Zilliqa等众多回报率高、成长性强的项目,为FBG资本带来数十倍乃至上百倍的收益,并奠定了FBG资本在行业的地位。

至于FBG资本的投资特点与流程,Emma Liao向链捕手表示,在她看来FBG资本的投资决策流程非常符合传统VC投资的流程与规则,「FBG投委会每个人都与我们进行了深入沟通,对项目的竞争壁垒、技术水准、团队背景等方面都进行了调研,非常深入严谨。」

而在去年《福布斯 》杂志的报道中,FBG资本前交易员Gordon Chen也透露过FBG非正统的ICO投资方法,其中包括密切关注创始团队、监控Telegram上的聊天室,并与学者、科学家、工程师、投资者和社区领袖保持沟通。Chen还表示,他被要求调查ICO项目时,不断与加密项目团队会面,「我本周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

17年10月,FBG资本启动了全球化战略,陆续在美国、韩国、新加坡、以色列等国家设立办公室,至18年8月一共有近50名全职员工在全球参与投资业务,这有助于FBG资本开拓更多项目获取渠道、及时了解更多市场动向。据链捕手粗略统计,18年FBG资本近一半投资项目都属于以国外背景为主的项目。同时,很少有其他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实现同等程度的全球化布局程度,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构成为FBG资本的护城河之一。

FBG资本另一项重要支柱业务则是二级市场交易,包括以套利为目的的高频交易、基于内幕消息与市场判断的短期交易等。在18年之前,对于绝大多数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而言,几乎所有业务都集中在一级市场,但得益于周硕基此前丰富的二级市场操作经验,FBG资本自创立之初就将二级市场交易视为最重要的业务之一,这也为FBG资本带去了颇为丰厚的利润。

ziliao.jpg

FBG资本于18年制作的用于募资的文件资料


在投资与交易业务取得较高成绩后,周硕基的野心逐渐不满于此,他在接受BABI财经采访时表示其愿景是将FBG资本打造为「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高盛在传统金融领域拥有极强的掌控力,覆盖投资银行、资产管理、投资、咨询等众多业务,但目前区块链行业各个角色都比较分散,「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对所有主要玩家都充满诱惑力。

因此,FBG资本在18年上半年还成立了多个衍生业务品牌,包括交易解决方案提供商FBG ONE、智库部门FGB X Lab,此外还有与被投公司联合成立的营销咨询公司Block72,试图凭此将多年来积累的经验技巧系统性输出给行业,进而形成并提升整个FBG体系的生态竞争力。

与此同时,FBG资本的团队规模也在快速扩张,从华兴资本、华为、Gemini、平安保险等知名企业引入大量高级人才。一位区块链投资人张槿(化名)曾去FBG北京办公室与其研究部门打过多次交道,他发现该团队成员大多为三四十岁,工作经验非常丰富,显著区别于其他研究机构以年轻人为主的状况。

随着各个衍生业务线陆续展开,FBG资本的公共关系策略逐渐发生转变。「在我们扩张的关键时期,我们需要一些声音出现在主流媒体。」周硕基在去年8月接受BABI财经时表示。

基于前述心态,此前几乎没有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的周硕基在去年7-8月也终于打破惯例,接受了《福布斯》杂志与BABI财经的采访,但周硕基可能并没有料到这次采访反而给他造成许多负面效果。知情人士告诉链捕手,周硕基对《福布斯》那篇报道很不满意。

在《福布斯》的报道《Tricks of a Crypto Trader》中,周硕基的市场操作被称为「Tricks」(伎俩),带有明显的轻蔑意味。同时,这篇报道还指出FBG资本屡屡通过内幕消息与营销炒作获利,「在这里,民主理想就是一个笑话,人们靠获知内幕通往财富自由」。


02 寒冬之际积弊爆发


不过,周硕基可能更没有料到的是,在FBG资本打算扩充业务线、提升曝光度的同时,行业形势急转直下,比特币价格在去年7、8月从8231美元跌至5884美元,此后虽有所回升但又于年底从6000多美元跌至最低近3000美元,其他主流币种、中小币种的跌幅则更大,跌破私募价的币种亦不在少数。

zoushi.jpg

比特币价格自去年7月底以后的走势


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加密货币投资机构都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盈利难、退出难、募资难,投资规模越大亏损越严重,FBG资本也不例外。

FBG资本投资的大量项目币价也都大幅下跌,甚至「被套」,其用于投资的资产面临着巨大贬值损失。此外,很多被投项目不愿意在熊市登陆交易所,从投资到上所交易所需的平均时间大幅超出牛市阶段,再加上二级市场「被套」,FBG资本很可能在最近半年面临着现金回笼困难、现金流萎缩的窘境。

「(币价一直跌)对我们整个流动性策略管理会有影响,我们现在会更关注流动性,投资速度会放缓,要求会更高。」周硕基在去年8月接受媒体人陈一佳采访时说。

根据Crunchbase数据以及其他网络资料,链捕手发现FBG资本自去年9月至今只投资了3个区块链项目,分别是AERGO、Ampleforth、ThunderCore,不及去年1-8月投资数量的十分之一。「跟大部分加密货币投资机构一样,FBG此前募来的钱基本上都花光了。」何祎说。

而在整个行业财富缩水 、熊市深不见底的情况下,FBG资本新一轮基金募资也无法再现过往几年的顺利态势,面临着推进缓慢的窘境。

量化套利一直是FBG资本实现资产增值、获取利润的重要手段,但18年以来大量量化团队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甚至成为主流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标配,竞争形势越来越激烈,整个行业的量化套利空间大幅缩水,即便是以量化套利起家的FBG资本也难以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保持原有水准。

上述问题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普遍情形,但FBG资本实际上也有自身更加棘手的特殊问题。「FBG最大的问题就是留不住人,流动性很高。」何祎告诉链捕手,FBG资本人员流动性要高于其他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许多高管也已经离职。

据链捕手多方面了解,主要操盘二级市场的FBG资本合伙人Bo Dong已于18年初离职创业,FBG资本合伙人、FBG X Lab负责人Richard Liu于18年下半年离职,此外还有多名高管与员工在18年下半年离职。

链捕手未能成功采访到FBG资本离职人员了解进一步信息 ,但何祎告诉链捕手,这可能是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同时FBG资本的管理体系也存在问题。「现在整个团队都被周硕基管得很严,该给的钱都会给,就防着他们走。」何祎说。

至于FBG X等衍生业务,由于整体行情较差、团队成员流动性较高等原因,大多已经搁置或进展缓慢。

总的来看,FBG资本凭借先发优势与合理策略在加密货币市场取得亮眼成绩,但在如今遭遇行业寒冬之际,FBG资本搭建的业务体系与团队架构所暗藏的积弊相继爆发,实质竞争力或许还有所减弱。不过好在FBG资本的行业地位几乎未受影响,时间窗口也还充裕,FBG资本与周硕基需要尽快找到新的突破口,重新构造FBG体系的内部机制文化与外部壁垒。

毕竟,高盛之所以成为高盛,并不在于擅长各种资源的变现或精明取巧的投机,而是在于其专业完备专业的管理架构、以合伙人文化为代表的精神内核,以及对行业趋势的深刻洞察,这对所有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而言都任重道远。

实际上,FBG资本的遭遇仅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当下状况的一个缩影,在财富快速聚集、赞誉奔涌而至的情形下,许多投资机构的投资机制、管理体系的专业程度都未能跟上自身规模的增长速度,致使现今出现前述问题 。熊市对这些机构而言既是摧残与折磨,也是蜕变与进化的契机。

区块链行业的发展状大,定然离不开投资机构的支持,特别是那些具有深刻洞察力与行业责任感的机构 。FBG资本们如果能把握这个契机,努力加强团队文化建设、优化管理与风控机制以及提升行业趋势把握能力等,并积极为行业长远发展做贡献、追求价值投资,势必能赋予自身穿越牛熊的气质与能力,继而真正有资格向「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名号发起冲击。


作者/龚荃宇
编辑/潘宇波

熊市正是投资时,加密对冲基金纷纷转型风险投资基金

市场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2-01 15:55 • 来自相关话题

随着加密货币价格持续低迷,投资数字资产的对冲基金却表现得越来越像风险投资基金。

在2018年市场崩溃前一度管理超过十亿美元资产的数字货币基金Polychain Capital刚刚募集了一笔1.75亿美元的资金,锁定期7年。BlockTower Capital最近聘请Eric Friedman负责该公司的风险投资策略。Arca Funds正在考虑收购陷入困境的加密项目的股权。

Arca合伙人兼投资组合经理Jeff Dorman表示:

    “不必要的收购甚至激进投资都存在很多机会,因为通常你能够以低于公司现金价值(cash value)的价格购入。”


在ICO泡沫破裂后,投资的界限正在模糊。但是随着监管机构的整顿增加了强制项目方退回投资款的风险,同时去年加密货币价格暴跌近90%,很多投资者都希望引入基金的投资。


每年启动的加密基金

加密风险基金的数量超过了对冲基金






根据Crypto Fund Research的研究,去年有大约125个的风险投资基金创立,相比之下,去年启动的对冲基金有115个。

Multicoin资本管理公司的管理合伙人Kyle Samani说:

    “基金已经悄悄从对冲基金转型成为风险基金,因为其流动组合资产的市值大幅缩水,使其管理的资产有很大部分缺乏流动性。”


许多基金都集中在收购SAFTs,即未来代币的简单协议(Simple Agreement for Future Tokens)。一旦创业公司成功发行代币,这种协议往往能让投资基金以低至2折的价格买入代币。

“如果你能够获得折扣,并以这种方式降低风险,那么它将非常有用。”Pantera资本管理公司的合伙人Paul Veradittakit说。他预计将看到更多的公司以这种方式筹集资金,并且Pantera在ICO之前投资加密货币的基金“与风险投资非常相似”。

根据Eurekahedge Crypto-Currency Hedge Fund Index的数据,加密对冲基金去年平均亏损约70%。根据前美林分析师管理的咨询公司Crypto Fund Research的数据,2018年有42个加密基金关闭,目前全球还有740个加密基金。但规模可能会进一步缩小。






加密对冲基金Ikigai的创始人Travis Kling表示:“2019将是将小麦从谷壳中分离出来(大浪淘沙)的年份,这个观点同时适用于项目方和基金。”该公司正在对SAFT进行评估。

即使有很多加密基金倒闭,但是一些对冲基金经理表示他们也看到有投资者流入。

Multicoin的Samani说:

    “我们正在与很多机构投资者洽谈。有很多人已经关注加密货币一年,甚至两年多,正在等待加密市场降温。目前他们还在观望。”


与ICO热时的挣快钱不同,投资者必须要有耐心,不要期望快速得到回报。许多新基金的锁定时间都是两年,或者四年,甚至像Polychain一样锁定七年。

Polychain的Carlson-Wee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

    “就像对于早期技术和早期公司的任何投资一样,它在成功时通常会让人感觉像是一夜成名,而实际上,这些技术的发展需要很长时间。”



原文: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01-30/crypto-funds-morph-into-venture-capitalists-shunned-in-ico-boom
作者:Olga Kharif
编译:Apatheticco 查看全部
201902010729513087.jpg

随着加密货币价格持续低迷,投资数字资产的对冲基金却表现得越来越像风险投资基金。

在2018年市场崩溃前一度管理超过十亿美元资产的数字货币基金Polychain Capital刚刚募集了一笔1.75亿美元的资金,锁定期7年。BlockTower Capital最近聘请Eric Friedman负责该公司的风险投资策略。Arca Funds正在考虑收购陷入困境的加密项目的股权。

Arca合伙人兼投资组合经理Jeff Dorman表示:


    “不必要的收购甚至激进投资都存在很多机会,因为通常你能够以低于公司现金价值(cash value)的价格购入。”



在ICO泡沫破裂后,投资的界限正在模糊。但是随着监管机构的整顿增加了强制项目方退回投资款的风险,同时去年加密货币价格暴跌近90%,很多投资者都希望引入基金的投资。


每年启动的加密基金

加密风险基金的数量超过了对冲基金

201902010724271535.png


根据Crypto Fund Research的研究,去年有大约125个的风险投资基金创立,相比之下,去年启动的对冲基金有115个。

Multicoin资本管理公司的管理合伙人Kyle Samani说:


    “基金已经悄悄从对冲基金转型成为风险基金,因为其流动组合资产的市值大幅缩水,使其管理的资产有很大部分缺乏流动性。”



许多基金都集中在收购SAFTs,即未来代币的简单协议(Simple Agreement for Future Tokens)。一旦创业公司成功发行代币,这种协议往往能让投资基金以低至2折的价格买入代币。

“如果你能够获得折扣,并以这种方式降低风险,那么它将非常有用。”Pantera资本管理公司的合伙人Paul Veradittakit说。他预计将看到更多的公司以这种方式筹集资金,并且Pantera在ICO之前投资加密货币的基金“与风险投资非常相似”。

根据Eurekahedge Crypto-Currency Hedge Fund Index的数据,加密对冲基金去年平均亏损约70%。根据前美林分析师管理的咨询公司Crypto Fund Research的数据,2018年有42个加密基金关闭,目前全球还有740个加密基金。但规模可能会进一步缩小。

201902010727228975.png


加密对冲基金Ikigai的创始人Travis Kling表示:“2019将是将小麦从谷壳中分离出来(大浪淘沙)的年份,这个观点同时适用于项目方和基金。”该公司正在对SAFT进行评估。

即使有很多加密基金倒闭,但是一些对冲基金经理表示他们也看到有投资者流入。

Multicoin的Samani说:


    “我们正在与很多机构投资者洽谈。有很多人已经关注加密货币一年,甚至两年多,正在等待加密市场降温。目前他们还在观望。”



与ICO热时的挣快钱不同,投资者必须要有耐心,不要期望快速得到回报。许多新基金的锁定时间都是两年,或者四年,甚至像Polychain一样锁定七年。

Polychain的Carlson-Wee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


    “就像对于早期技术和早期公司的任何投资一样,它在成功时通常会让人感觉像是一夜成名,而实际上,这些技术的发展需要很长时间。”




原文: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01-30/crypto-funds-morph-into-venture-capitalists-shunned-in-ico-boom
作者:Olga Kharif
编译:Apatheticco

硅谷风投教父Tim Draper:比特币革命才刚刚开始

观点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1-15 12:00 • 来自相关话题

导读:Tim Draper是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公司德丰杰基金(Draper Fisher Jurvetson)的创始人,他投资了150家科技企业,包括Hotmail、百度、Skype。同时,德丰杰基金也是特斯拉与SpaceX的早期投资者。

Tim Draper与比特币的故事可谓一段传奇。在每个比特币价值仅6美元之时,他投资25万美元购入了4万多个比特币。然而,在2014年著名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被盗事件中,他失去了所拥有的4万个比特币。同一年,在美国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被查封时,他又以近2000万美元的价格,通过拍卖买入了3.2万个比特币。也是在这一年,他预测一个比特币将在三年内达到一万美元。2017年,他的预测成为了现实。

在本文中,Tim Draper讲述了与比特币的不解之缘,以及对比特币、区块链未来的看法。

本文发表于CoinDesk,为纪念比特币诞生十周年的专题文章之一。 


以下为全文:


我第一次发现数字货币的潜力可能已经不止十年、大概距今要有十五年了。这期间,我目睹了比特币的一些起起伏伏,然而时至今日,我反而比以往更加确信比特币的革命正在到来。

2004年,我从一位富有的韩国企业家那里了解到,人们正在把现实世界的资金用于购买数字形式的物品,比如多玩家参与的电子竞技游戏里的武器,要知道,当时韩国网络游戏“天堂”(Lineage)在首尔风靡一时。

这让我感到,虚拟商品回带来了一门大生意。

而后,在2011年左右,Joel Yarmon成为了第一个向我介绍比特币的人。他那时收购了Peter Vincennes的公司Coinlab,并向我们做宣讲称比特币是一种新的货币,可能用来储值和支付,而不仅仅是一个推动电玩游戏进步的“简单发明”。

我很快就了解到比特币的基本概念,包括矿工、钱包等等。随着时间推移,挖矿可以挖到的比特币越来越少,这意味着比特币会升值,因为挖出的比特币减少了,使用的比特币增加了。实际上,由于比特币传播越来越广,使用越来越普及,其自身的价值就可能上涨。

Coinlab将成为着重于比特币的创新者和挖掘者,我们也对这家公司做了一点投资。我儿子Adam成立了一个创业加速器,名叫Boost VC,专门致力于培养比特币和区块链领域利的初创公司,他也是首批投资Coinbase的投资人。

也大概在那个时候,我问Peter,我有没有可能买价值25万美元的比特币。他以约6美元的单价给我买了一些,然后存在当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Peter告诉我,他会从Butterfly Labs买一种运行速度高的挖矿芯片,那样一来,我们还能以更低的成本挖到比特币。当然,最终我们在这两方面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

首先,那款挖矿芯片推迟发货了,Butterfly Labs并没有按照Peter的订单发货,而是自己用它挖矿。等Peter收到ASIC芯片时,挖矿的难度已经增加了很多。还有就是,我买的比特币又被Mt.Gox弄“丢”了。


01 比特币的韧性
 

但是,Mt.Gox倒台的同时,还出现了一件重要的事。虽然Mt.Gox申请破产,比特币的价格却只下跌了大约20%,因为比特币还在其他交易所交易。这件事让我大吃一惊,彻底迷上了比特币。

我意识到,这种新生数字货币的需求非常强劲,即使是大规模失窃,也不会妨碍它一直为我们创造交易、存储和转移资金的新方式。金融危机以来,人们对美国政府和所谓的法定货币已经失去了信心。此后,我继续支持Boost VC投资的多家比特币公司,因为我发现越来越人使用比特币,出现了巨大的商机。

另一件事促使我涉足比特币领域。美国法警局没收了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所持的比特币,将近3万枚比特币被拍卖。我将这视为一个机会,可以利用它重新买回我丢失的比特币。

当时比特币的市价是618美元。我在最后一刻决定,以高于市价的报价竞标,我报了632美元,拿下了拍卖的一整批比特币。

作为一个必然会出手的买家,我先是有些后悔,出了一个谁都不愿意出的高价买下来,而后就在考虑,怎样能让这些原本来路不正的比特币用在正道。我决定用它们支持比特币在一些新兴市场推广,因为那些国家的人民已经不信任自己国家的法定货币了。

不仅如此,这些国家的很多人民其实很难获得银行服务,因为银行根本不愿意把心思和成本花在“散户”身上。还有,那些声称为保护小微客户而设立的监管法规其实也没什么效果,让这些客户根本无法参与到日常经济之中。毫无疑问,大多数银行根本不会“理睬”这些小客户,但此类客户规模高达数十亿人,但他们其实是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

Avish Bhama是初创公司Mirror的创始人,该公司也获得了Boost VC的投资,他们帮我设计了一个出色的计划,用于在新兴国家市场推广比特币。通过这个计划,发展中国家的民众能以比特币作为“轨道”、作为交易的渠道,投资任何事物,甚至包括做空他们本国的法定货币。

Mirror后来改变了商业模式,但我此后支持的一些公司也在将新兴市场作为自己主打的市场,比如非洲的BitPesa、拉美的Bitpagos和东南亚的CoinHako。


02 比特币的巨大潜力
 

对于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未来可能性和潜力,我感到印象深刻。比特币是一种能够在世界任何地方被接受的货币,而且不会受到任何政府摩擦或干扰的影响。与贵金属和艺术品这些价值存储不同,比特币这种价值存储解决方案根本不需要房间和存储空间来保存,它就像是一种“零阻力”货币,可以根据智能合约自动转移,而且也不会受到来自监管法规和会计规则的约束。

不仅如此,比特币还有很多其他用户。

比特币钱包也可以用作转账合约的托管、遗产再分配、或是分配支付股息和股票。区块链技术能够用来追踪资金、数据、库存、合同等,而且还能被用来涉及“智能合约”,以便更便捷地预测交易可能性,以最合理的方式自动分配资金。企业还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自动向员工支付工资和福利、向股东支付股息、或是向票据持有人支付利息和本金,完全可以满足精准计算和自动化会计的需要。

区块链可以轻松管理三方转账交易,最终可以在不需要信用卡或借记卡的情况下处理零售交易。另外,保险公司也可以使用区块链来高效管理索赔、并自动化收集理赔材料。在房产托管和所有权管理方面,区块链可以促成买方和卖方迅速完成交易。药品和食品也可以通过区块链进行溯源认证,确保安全性。

更重要的是,区块链技术是诚实、廉洁、安全、平等的,美国政府可以通过比特币和区块链对公民和企业进行数据验证,更高效地管理社会保障、公民福利、医疗保险、劳动补偿、残疾救助等公共事业,让区块链变成美国政府的“雇员”。


03 变革即将到来
 

对于许多行业来说,如果不从根本上进行彻底颠覆改变,就无法适应新思维创新。人们必须意识到,作为几个世纪以来最值得信赖的第三方银行,将很快被计算机所取代,这些计算机会通过区块链来监控人们所持有的资产。相比于那些需要依赖人工的实体店,银行业务其实更加单调,而且也更简单、更安全、更容易。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全球各国都意识到彼此之间正在进行激烈的竞争,他们都希望自己可以赢得“比特币经济”。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让比特币更加繁荣,或者要深刻意识到,他们需要在监管方面促进比特币发挥自身创造力,吸引更多资金和初创公司进入加密货币行业。

在过去的互联网经济中,美国政府作出了互联网自由且不受监管的决定,这一放松监管的决定非常明智,也吸引了几乎所有互联网初创公司最终选择在美国本土创业,有助于创新者留在美国,最终还促进了互联网周边经济的蓬勃发展。

如今的比特币行业与1994年的互联网初期非常相似。1994年,互联网仅被一些业余爱好者和黑客使用。我记得自己第一次使用互联网时,唯一能做的就是购买钻石并尝试黑进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当时的互联网几乎没有其他任何用途。之后,互联网花了很多年才成为主流,而且一旦成为主流,就可以彻底改变一个行业。

比特币的长期愿景,是让全世界经济更加自由,其潜力可能只会受到推动这一创新虚拟经济愿景的创业者想象力限制。对于监管、并确保比特币本质不变来说,我相信用户社区最终会完成自我调节,最终各国政府也就没有监管加密行业的必要了。

在比特币世界里,我经历了风风雨雨,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确信比特币革命即将到来。

比特币可以为那些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人提供帮助,让更多人可以获得致富机遇,并且重新定义、评估治理。我预计,比特币不仅可以改变银行、金融系统、医疗保健行业,也会带来民主,甚至改变现有的一切。


(作者:Tim Draper;翻译:墨风、Diana;原文来源:Coindesk) 查看全部
5b20c3871a0000c504ce162b.jpeg


导读:Tim Draper是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公司德丰杰基金(Draper Fisher Jurvetson)的创始人,他投资了150家科技企业,包括Hotmail、百度、Skype。同时,德丰杰基金也是特斯拉与SpaceX的早期投资者。

Tim Draper与比特币的故事可谓一段传奇。在每个比特币价值仅6美元之时,他投资25万美元购入了4万多个比特币。然而,在2014年著名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被盗事件中,他失去了所拥有的4万个比特币。同一年,在美国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被查封时,他又以近2000万美元的价格,通过拍卖买入了3.2万个比特币。也是在这一年,他预测一个比特币将在三年内达到一万美元。2017年,他的预测成为了现实。

在本文中,Tim Draper讲述了与比特币的不解之缘,以及对比特币、区块链未来的看法。

本文发表于CoinDesk,为纪念比特币诞生十周年的专题文章之一。 



以下为全文:


我第一次发现数字货币的潜力可能已经不止十年、大概距今要有十五年了。这期间,我目睹了比特币的一些起起伏伏,然而时至今日,我反而比以往更加确信比特币的革命正在到来。

2004年,我从一位富有的韩国企业家那里了解到,人们正在把现实世界的资金用于购买数字形式的物品,比如多玩家参与的电子竞技游戏里的武器,要知道,当时韩国网络游戏“天堂”(Lineage)在首尔风靡一时。

这让我感到,虚拟商品回带来了一门大生意。

而后,在2011年左右,Joel Yarmon成为了第一个向我介绍比特币的人。他那时收购了Peter Vincennes的公司Coinlab,并向我们做宣讲称比特币是一种新的货币,可能用来储值和支付,而不仅仅是一个推动电玩游戏进步的“简单发明”。

我很快就了解到比特币的基本概念,包括矿工、钱包等等。随着时间推移,挖矿可以挖到的比特币越来越少,这意味着比特币会升值,因为挖出的比特币减少了,使用的比特币增加了。实际上,由于比特币传播越来越广,使用越来越普及,其自身的价值就可能上涨。

Coinlab将成为着重于比特币的创新者和挖掘者,我们也对这家公司做了一点投资。我儿子Adam成立了一个创业加速器,名叫Boost VC,专门致力于培养比特币和区块链领域利的初创公司,他也是首批投资Coinbase的投资人。

也大概在那个时候,我问Peter,我有没有可能买价值25万美元的比特币。他以约6美元的单价给我买了一些,然后存在当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Peter告诉我,他会从Butterfly Labs买一种运行速度高的挖矿芯片,那样一来,我们还能以更低的成本挖到比特币。当然,最终我们在这两方面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

首先,那款挖矿芯片推迟发货了,Butterfly Labs并没有按照Peter的订单发货,而是自己用它挖矿。等Peter收到ASIC芯片时,挖矿的难度已经增加了很多。还有就是,我买的比特币又被Mt.Gox弄“丢”了。


01 比特币的韧性
 

但是,Mt.Gox倒台的同时,还出现了一件重要的事。虽然Mt.Gox申请破产,比特币的价格却只下跌了大约20%,因为比特币还在其他交易所交易。这件事让我大吃一惊,彻底迷上了比特币。

我意识到,这种新生数字货币的需求非常强劲,即使是大规模失窃,也不会妨碍它一直为我们创造交易、存储和转移资金的新方式。金融危机以来,人们对美国政府和所谓的法定货币已经失去了信心。此后,我继续支持Boost VC投资的多家比特币公司,因为我发现越来越人使用比特币,出现了巨大的商机。

另一件事促使我涉足比特币领域。美国法警局没收了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所持的比特币,将近3万枚比特币被拍卖。我将这视为一个机会,可以利用它重新买回我丢失的比特币。

当时比特币的市价是618美元。我在最后一刻决定,以高于市价的报价竞标,我报了632美元,拿下了拍卖的一整批比特币。

作为一个必然会出手的买家,我先是有些后悔,出了一个谁都不愿意出的高价买下来,而后就在考虑,怎样能让这些原本来路不正的比特币用在正道。我决定用它们支持比特币在一些新兴市场推广,因为那些国家的人民已经不信任自己国家的法定货币了。

不仅如此,这些国家的很多人民其实很难获得银行服务,因为银行根本不愿意把心思和成本花在“散户”身上。还有,那些声称为保护小微客户而设立的监管法规其实也没什么效果,让这些客户根本无法参与到日常经济之中。毫无疑问,大多数银行根本不会“理睬”这些小客户,但此类客户规模高达数十亿人,但他们其实是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

Avish Bhama是初创公司Mirror的创始人,该公司也获得了Boost VC的投资,他们帮我设计了一个出色的计划,用于在新兴国家市场推广比特币。通过这个计划,发展中国家的民众能以比特币作为“轨道”、作为交易的渠道,投资任何事物,甚至包括做空他们本国的法定货币。

Mirror后来改变了商业模式,但我此后支持的一些公司也在将新兴市场作为自己主打的市场,比如非洲的BitPesa、拉美的Bitpagos和东南亚的CoinHako。


02 比特币的巨大潜力
 

对于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未来可能性和潜力,我感到印象深刻。比特币是一种能够在世界任何地方被接受的货币,而且不会受到任何政府摩擦或干扰的影响。与贵金属和艺术品这些价值存储不同,比特币这种价值存储解决方案根本不需要房间和存储空间来保存,它就像是一种“零阻力”货币,可以根据智能合约自动转移,而且也不会受到来自监管法规和会计规则的约束。

不仅如此,比特币还有很多其他用户。

比特币钱包也可以用作转账合约的托管、遗产再分配、或是分配支付股息和股票。区块链技术能够用来追踪资金、数据、库存、合同等,而且还能被用来涉及“智能合约”,以便更便捷地预测交易可能性,以最合理的方式自动分配资金。企业还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自动向员工支付工资和福利、向股东支付股息、或是向票据持有人支付利息和本金,完全可以满足精准计算和自动化会计的需要。

区块链可以轻松管理三方转账交易,最终可以在不需要信用卡或借记卡的情况下处理零售交易。另外,保险公司也可以使用区块链来高效管理索赔、并自动化收集理赔材料。在房产托管和所有权管理方面,区块链可以促成买方和卖方迅速完成交易。药品和食品也可以通过区块链进行溯源认证,确保安全性。

更重要的是,区块链技术是诚实、廉洁、安全、平等的,美国政府可以通过比特币和区块链对公民和企业进行数据验证,更高效地管理社会保障、公民福利、医疗保险、劳动补偿、残疾救助等公共事业,让区块链变成美国政府的“雇员”。


03 变革即将到来
 

对于许多行业来说,如果不从根本上进行彻底颠覆改变,就无法适应新思维创新。人们必须意识到,作为几个世纪以来最值得信赖的第三方银行,将很快被计算机所取代,这些计算机会通过区块链来监控人们所持有的资产。相比于那些需要依赖人工的实体店,银行业务其实更加单调,而且也更简单、更安全、更容易。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全球各国都意识到彼此之间正在进行激烈的竞争,他们都希望自己可以赢得“比特币经济”。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让比特币更加繁荣,或者要深刻意识到,他们需要在监管方面促进比特币发挥自身创造力,吸引更多资金和初创公司进入加密货币行业。

在过去的互联网经济中,美国政府作出了互联网自由且不受监管的决定,这一放松监管的决定非常明智,也吸引了几乎所有互联网初创公司最终选择在美国本土创业,有助于创新者留在美国,最终还促进了互联网周边经济的蓬勃发展。

如今的比特币行业与1994年的互联网初期非常相似。1994年,互联网仅被一些业余爱好者和黑客使用。我记得自己第一次使用互联网时,唯一能做的就是购买钻石并尝试黑进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当时的互联网几乎没有其他任何用途。之后,互联网花了很多年才成为主流,而且一旦成为主流,就可以彻底改变一个行业。

比特币的长期愿景,是让全世界经济更加自由,其潜力可能只会受到推动这一创新虚拟经济愿景的创业者想象力限制。对于监管、并确保比特币本质不变来说,我相信用户社区最终会完成自我调节,最终各国政府也就没有监管加密行业的必要了。

在比特币世界里,我经历了风风雨雨,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确信比特币革命即将到来。

比特币可以为那些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人提供帮助,让更多人可以获得致富机遇,并且重新定义、评估治理。我预计,比特币不仅可以改变银行、金融系统、医疗保健行业,也会带来民主,甚至改变现有的一切。


(作者:Tim Draper;翻译:墨风、Diana;原文来源:Coinde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