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所

交易所

剑指虚拟货币借区块链“还魂”,全国性清理整顿大幕已开启

地区l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11-22 22:56 • 来自相关话题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 上证报记者22日从接近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下称整治办)人士处获悉,区块链不等于虚拟货币,监管部门对于虚拟货币炒作和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的打击态度没有丝毫改变。
目前监管部门已经通盘部署,要求全国各地全面排查属地借助区块链开展虚拟货币炒作活动的最新情况,出现问题及时打早打小。在下一阶段的工作中,监管部门将加大清理整顿虚拟货币及交易场所的力度,发现一起、处置一起。

早在2017年9月,七部门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向投资者筹集虚拟货币,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前期的清理整顿工作已经取得明显成效。

但是近期蹭着区块链的热度,虚拟货币有卷土重来之势,部分非法活动有死灰复燃迹象。记者注意到,一方面,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价格出现飙升,市场出现类似“《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已经过时”等不当言论;另一方面,有些机构虽然不涉币,但打着区块链的名义搞非法金融活动。

对此,接近整治办人士强调,区块链的内涵很丰富,并不等于虚拟货币。目前所有机构打着区块链旗号关于虚拟货币的推广宣传活动都是违法违规的。

本月13日央行官网也发布公告澄清,目前网传所谓法定数字货币发行,以及个别机构冒用人民银行名义推出“DC/EP”或“DCEP”在资产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的行为,可能涉及诈骗和传销,请广大公众提高风险意识,不偏信轻信,防范利益受损。

对于虚拟货币炒作“还魂”的苗头,今年以来监管部门一直保持高压严打态势,纠偏乱象。

记者获得的一组权威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共关闭境内新发现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6家,分7批技术处置了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203家;通过2家大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关闭支付账户将近万个;微信平台方面,关闭宣传营销小程序和公众号接近300个。

而且刑事手段也开始介入。“对于打着虚拟货币名义的违法犯罪活动,社会各界的共识进一步加深,协调联动进一步加强。杭州、北京已经先后‘端掉’虚拟货币交易所,目前进入起诉程序的已有100多人。”上述人士透露。

展望下一阶段,这种重拳出击的严打态势还将持续。接近整治办人士表示,下一步将加强对于区块链技术规范引导,尤其是对于以区块链旗号展开的违法违规行动,各部门将按照职责分工进行打击清理。

一方面,前期监管部门已经给全国各地下发通知,要求各地警惕借助区块链推广宣传死灰复燃的虚拟货币的炒作情况,要求各地全面排查属地借助区块链开展虚拟货币炒作活动的最新情况,如有问题及时打早打小。

11月18日,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也向各省市处非办发函,提示防范假借区块链名义的非法集资风险。

记者观察到,近期各地纷纷积极行动。继上海本月14日印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要求11月22日前完成摸排工作后,深圳21日也宣布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查整治。

另一方面,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应急中心进行全网搜排,对发现的新冒头的境内虚拟货币交易场所、ICO活动,以及境外“出海”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进行及时处置。同时,支付机构被要求从支付结算环节加强排查、清理。
上述人士表示,下一步重点是建立长效机制,防止死灰复燃。目前部分地区已经建立技术搜排系统,有些地区的金融办则与应急中心建立实时技术接口,定期由应急中心搜排本地存在问题的网站,及时发现及时处理。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黄紫豪 李丹丹 查看全部
cryptocurrency.jpg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 上证报记者22日从接近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下称整治办)人士处获悉,区块链不等于虚拟货币,监管部门对于虚拟货币炒作和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的打击态度没有丝毫改变。
目前监管部门已经通盘部署,要求全国各地全面排查属地借助区块链开展虚拟货币炒作活动的最新情况,出现问题及时打早打小。在下一阶段的工作中,监管部门将加大清理整顿虚拟货币及交易场所的力度,发现一起、处置一起。

早在2017年9月,七部门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向投资者筹集虚拟货币,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前期的清理整顿工作已经取得明显成效。

但是近期蹭着区块链的热度,虚拟货币有卷土重来之势,部分非法活动有死灰复燃迹象。记者注意到,一方面,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价格出现飙升,市场出现类似“《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已经过时”等不当言论;另一方面,有些机构虽然不涉币,但打着区块链的名义搞非法金融活动。

对此,接近整治办人士强调,区块链的内涵很丰富,并不等于虚拟货币。目前所有机构打着区块链旗号关于虚拟货币的推广宣传活动都是违法违规的。

本月13日央行官网也发布公告澄清,目前网传所谓法定数字货币发行,以及个别机构冒用人民银行名义推出“DC/EP”或“DCEP”在资产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的行为,可能涉及诈骗和传销,请广大公众提高风险意识,不偏信轻信,防范利益受损。

对于虚拟货币炒作“还魂”的苗头,今年以来监管部门一直保持高压严打态势,纠偏乱象。

记者获得的一组权威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共关闭境内新发现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6家,分7批技术处置了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203家;通过2家大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关闭支付账户将近万个;微信平台方面,关闭宣传营销小程序和公众号接近300个。

而且刑事手段也开始介入。“对于打着虚拟货币名义的违法犯罪活动,社会各界的共识进一步加深,协调联动进一步加强。杭州、北京已经先后‘端掉’虚拟货币交易所,目前进入起诉程序的已有100多人。”上述人士透露。

展望下一阶段,这种重拳出击的严打态势还将持续。接近整治办人士表示,下一步将加强对于区块链技术规范引导,尤其是对于以区块链旗号展开的违法违规行动,各部门将按照职责分工进行打击清理。

一方面,前期监管部门已经给全国各地下发通知,要求各地警惕借助区块链推广宣传死灰复燃的虚拟货币的炒作情况,要求各地全面排查属地借助区块链开展虚拟货币炒作活动的最新情况,如有问题及时打早打小。

11月18日,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也向各省市处非办发函,提示防范假借区块链名义的非法集资风险。

记者观察到,近期各地纷纷积极行动。继上海本月14日印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要求11月22日前完成摸排工作后,深圳21日也宣布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查整治。

另一方面,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应急中心进行全网搜排,对发现的新冒头的境内虚拟货币交易场所、ICO活动,以及境外“出海”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进行及时处置。同时,支付机构被要求从支付结算环节加强排查、清理。
上述人士表示,下一步重点是建立长效机制,防止死灰复燃。目前部分地区已经建立技术搜排系统,有些地区的金融办则与应急中心建立实时技术接口,定期由应急中心搜排本地存在问题的网站,及时发现及时处理。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黄紫豪 李丹丹

BBC:交易所WEX消失的4.5亿加密货币可能与俄罗斯情报机构有关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8 12:18 • 来自相关话题

11月15日,BBC俄罗斯分部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现已关闭的加密货币交易所WEX(前身是BTC-e,后改名为WEX)丢失的价值4.5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可能已经转移到俄罗斯情报机构FSB(联邦安全局)的一个基金中。

BBC最近对BTC-e交易所的调查披露了一些新的细节,据称这些细节将丢失的客户资金与FSB联系在了一起。在这起案件中,联合创始人Alexander Vinnik被控在6年时间里实施欺诈和洗钱,涉及金额高达40亿美元的比特币。

BBC获取的音频文件显示,一名叫Anton的人与BTC-e联合创始人Aleksey Bilyuchenko、 Konstantin Malofeyev之间存在联系。据推测,此人可能是前FSB官员Anton Nemkin。

据称,在2018年的一次商务会议上,Anton要求Bilyuchenko把装有WEX加密资产的冷钱包交给他。在移交资产之后,Bilyuchenko被送到了莫斯科FSB某个部门,那里的几名便衣警察询问了他有关WEX的运作情况。

第二天,Anton要求Bilyuchenko交出WEX钱包里的所有加密货币,并声称这些资产将交给“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基金”。当时,这些钱包里有价值4.5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其中一部分属于该交易所的客户。

Bilyuchenko最终同意转移上述款项。来自Blockchain.com和Explorer.Litecoin.net的数据显示,有3万比特币和70万莱特币是从上述钱包中转移过来的——当时相当于3.5亿美元。

今年7月,WEX前首席执行官Dmitri Vasilyev在意大利被捕。2019年4月,Vasilyev成为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市警察局的刑事调查对象,涉嫌通过WEX交易所诈骗一名当地投资者2万美元。

同月,美国检方对BTC-e和Vinnik提起诉讼。根据相关文件显示,金融犯罪执行网络(FinCEN)去年对BTC-e和Vinnik分别处以了8800万美元和1200万美元的罚款。

文件明确指出,BTC-e和Vinnik没有在FinCEN注册,并且没有实施反洗钱措施,或报告可疑活动。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bbc-new-files-allegedly-connect-450m-in-lost-bitcoin-to-russian-intelligence
作者:Ana Alexandre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201911170725376721.jpg


11月15日,BBC俄罗斯分部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现已关闭的加密货币交易所WEX(前身是BTC-e,后改名为WEX)丢失的价值4.5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可能已经转移到俄罗斯情报机构FSB(联邦安全局)的一个基金中。

BBC最近对BTC-e交易所的调查披露了一些新的细节,据称这些细节将丢失的客户资金与FSB联系在了一起。在这起案件中,联合创始人Alexander Vinnik被控在6年时间里实施欺诈和洗钱,涉及金额高达40亿美元的比特币。

BBC获取的音频文件显示,一名叫Anton的人与BTC-e联合创始人Aleksey Bilyuchenko、 Konstantin Malofeyev之间存在联系。据推测,此人可能是前FSB官员Anton Nemkin。

据称,在2018年的一次商务会议上,Anton要求Bilyuchenko把装有WEX加密资产的冷钱包交给他。在移交资产之后,Bilyuchenko被送到了莫斯科FSB某个部门,那里的几名便衣警察询问了他有关WEX的运作情况。

第二天,Anton要求Bilyuchenko交出WEX钱包里的所有加密货币,并声称这些资产将交给“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基金”。当时,这些钱包里有价值4.5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其中一部分属于该交易所的客户。

Bilyuchenko最终同意转移上述款项。来自Blockchain.com和Explorer.Litecoin.net的数据显示,有3万比特币和70万莱特币是从上述钱包中转移过来的——当时相当于3.5亿美元。

今年7月,WEX前首席执行官Dmitri Vasilyev在意大利被捕。2019年4月,Vasilyev成为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市警察局的刑事调查对象,涉嫌通过WEX交易所诈骗一名当地投资者2万美元。

同月,美国检方对BTC-e和Vinnik提起诉讼。根据相关文件显示,金融犯罪执行网络(FinCEN)去年对BTC-e和Vinnik分别处以了8800万美元和1200万美元的罚款。

文件明确指出,BTC-e和Vinnik没有在FinCEN注册,并且没有实施反洗钱措施,或报告可疑活动。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bbc-new-files-allegedly-connect-450m-in-lost-bitcoin-to-russian-intelligence
作者:Ana Alexandre
编译:Wendy

主流交易所交易量骤降,市场大波动可能即将来袭!

市场xcong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8 12:00 • 来自相关话题

(近3个月Coinbase和币安的24小时交易量)

爆发还是大跌?



截至11月17日,主流交易所的交易量降至近几个月低位,而且还有持续萎缩的趋势。这是否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如果是,那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爆发?


主流交易所交易量骤减预示着什么?


AMBcrypto发文指出,主流交易所的比特币交易量在11月15日开始下降,并迅速降至当前低点。Coinbase日交易量从1.85亿美元下降到6500万美元。币安日交易量从10亿美元下降到5.17亿美元。

此外,Bitfinex日交易量从9600万美元下降至3900万美元,而BitMEX的日交易量从29亿美元下降至9.05亿美元。





(近3个月Bitfinex和BitMEX的24小时交易量)


很明显,这些交易所的交易量下降至最近三个月(乃至更长时间)以来的最低水平。最大跌幅发生在BitMEX,交易量下降超过68%。紧随其后的是下跌超过64%的Coinbase,下跌超过59%的Bitfinex,受影响最小的是下跌超过48%的币安。

11月17日,根据交易者Cantering Clark分享的数据,BitMEX上的BTC交易量达到7.84亿美元,这是自3月30日以来(24小时交易量)最低水平。 上一次BitMEX交易所记录如此低的数字时,仅两天后 BTC价格就飙升20%以上,从而开始了2019年的牛市。

此外,U.Today发文指出,无论交易量的缩水是预示着市场逆转,还是对加密市场兴趣的减弱,都可以预期会有一场突然的大变动。

值得注意的是,该媒体指出,头部加密货币往往会在圣诞节前后发生异动,19年也可能如此。


波动率维持相对稳定将如何影响比特币价格?


此外,比特币的30天波动率在10月25日(当地时间)创下2.54%的低点,随后比特币价格在一天内从7400美元飙升至10000美元上方。此后,波动率在20多天内稳定在4%左右。

而上一次波动率横盘整理是在比特币4月上涨(当时比特币在30天内从4100美元升至5600美元)之后。此后,波动率下降,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引发更多的价格上涨趋势。目前,这种波动率似乎会起到类似的作用,从而导致价格大幅波动。不过,BTC的具体走向仍然处于未知状态。







比特币将以何种方式爆发?


然而,从比特币的日K线图来看,尽管比特币的日线仍处于下降楔形三角区间内,但一旦冲破日线下降楔形压制就会迎来大幅上涨。此外,比特币价格在0.786斐波那契水平处似乎构成了支撑。

不过,与上述观点不同的是,死亡十字交叉一直在极力压制比特币价格并阻止多头控制。





  查看全部
6eb98b47-7768-4600-b334-dbc1edab351f.png

(近3个月Coinbase和币安的24小时交易量)


爆发还是大跌?




截至11月17日,主流交易所的交易量降至近几个月低位,而且还有持续萎缩的趋势。这是否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如果是,那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爆发?


主流交易所交易量骤减预示着什么?


AMBcrypto发文指出,主流交易所的比特币交易量在11月15日开始下降,并迅速降至当前低点。Coinbase日交易量从1.85亿美元下降到6500万美元。币安日交易量从10亿美元下降到5.17亿美元。

此外,Bitfinex日交易量从9600万美元下降至3900万美元,而BitMEX的日交易量从29亿美元下降至9.05亿美元。

5e8fbf78-cb4c-4c9b-a2da-95f48d1cd07b.png

(近3个月Bitfinex和BitMEX的24小时交易量)


很明显,这些交易所的交易量下降至最近三个月(乃至更长时间)以来的最低水平。最大跌幅发生在BitMEX,交易量下降超过68%。紧随其后的是下跌超过64%的Coinbase,下跌超过59%的Bitfinex,受影响最小的是下跌超过48%的币安。

11月17日,根据交易者Cantering Clark分享的数据,BitMEX上的BTC交易量达到7.84亿美元,这是自3月30日以来(24小时交易量)最低水平。 上一次BitMEX交易所记录如此低的数字时,仅两天后 BTC价格就飙升20%以上,从而开始了2019年的牛市。

此外,U.Today发文指出,无论交易量的缩水是预示着市场逆转,还是对加密市场兴趣的减弱,都可以预期会有一场突然的大变动。

值得注意的是,该媒体指出,头部加密货币往往会在圣诞节前后发生异动,19年也可能如此。


波动率维持相对稳定将如何影响比特币价格?


此外,比特币的30天波动率在10月25日(当地时间)创下2.54%的低点,随后比特币价格在一天内从7400美元飙升至10000美元上方。此后,波动率在20多天内稳定在4%左右。

而上一次波动率横盘整理是在比特币4月上涨(当时比特币在30天内从4100美元升至5600美元)之后。此后,波动率下降,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引发更多的价格上涨趋势。目前,这种波动率似乎会起到类似的作用,从而导致价格大幅波动。不过,BTC的具体走向仍然处于未知状态。

8adae0b9-58cc-4b31-b82c-29fff3262200.png



比特币将以何种方式爆发?


然而,从比特币的日K线图来看,尽管比特币的日线仍处于下降楔形三角区间内,但一旦冲破日线下降楔形压制就会迎来大幅上涨。此外,比特币价格在0.786斐波那契水平处似乎构成了支撑。

不过,与上述观点不同的是,死亡十字交叉一直在极力压制比特币价格并阻止多头控制。

e9ff6226-839b-43dc-beeb-68f6115d26a3.png

 

最有影响力的行业新星!Coinbase CEO登上《时代》周刊“次世代百大人物”榜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5 17:15 • 来自相关话题

本周三,《时代》周刊公布了TIME 100 NEXT(次世代百大人物)名单,以表彰在各行各业拥有杰出表现的人才。

知名交易所Coinbas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 Armstrong成为了加密货币圈内首位入选的成员。

《时代》周刊在网站上简单介绍了Armstrong创立Coinbase以及用加密货币改变世界的决心:

    “几年前,Brian Armstrong还是Airbnb的一名工程师,他目睹了该公司为了遵守美国政府的政策,突然关闭了在古巴的租赁服务,古巴房主也失去了与全球经济的联系。他想知道,如果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人们在较少政府干预的情况下交换商品和服务,那会怎么样呢?

    八年后,Armstrong成为了Coinbase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这使得约300万顾客可以购买并交易比特币和以太坊等数字货币,这些数字货币与任何一个国家的货币政策都没有直接联系。

    虽然加密货币的长期影响力仍是未知数,但Armstrong表示,一个广泛采用加密货币的经济体与当前体系相比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这也是他去年推出GiveCrypto.org网站的原因之一,该网站旨在向贫困人口发放数字货币。”


Armstrong此次登上了次时代百大人物榜,证明了加密货币被主流世界所认可,加密货币创业者的努力与付出同样值得尊重。

《时代》周刊从15年前开始发布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100强,这个榜单的入选者通常都来自于传统权力结构,例如上市公司CEO、大制作电影的演员以及国际基金会的领导者等。

到了今天,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普通人的力量,例如2018年发动反对枪支暴力活动的美国学生。

《时代》意识到,“在过去三年里,世代更迭的无声抱怨已经变成了震耳欲聋的咆哮。这样的转变发生在世界各地,其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其中包括:社交媒体的兴起;多年来人们对既有机构的信心不断下降等。”

因此,他们决定推出次时代百大人物榜,聚焦于塑造未来商业、娱乐、体育、政治、科学、健康等领域的100位新星。

《时代》周刊的执行主编Dan Macsai表示:

    “他们是被希望所驱使的。他们渴望排除万难,为更好的未来而战。”



原文:https://time.com/collection/time-100-next-2019/5718861/brian-armstrong/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425400b3e62673955e3d77ec112a64ee.jpg


本周三,《时代》周刊公布了TIME 100 NEXT(次世代百大人物)名单,以表彰在各行各业拥有杰出表现的人才。

知名交易所Coinbas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 Armstrong成为了加密货币圈内首位入选的成员。

《时代》周刊在网站上简单介绍了Armstrong创立Coinbase以及用加密货币改变世界的决心:


    “几年前,Brian Armstrong还是Airbnb的一名工程师,他目睹了该公司为了遵守美国政府的政策,突然关闭了在古巴的租赁服务,古巴房主也失去了与全球经济的联系。他想知道,如果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人们在较少政府干预的情况下交换商品和服务,那会怎么样呢?

    八年后,Armstrong成为了Coinbase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这使得约300万顾客可以购买并交易比特币和以太坊等数字货币,这些数字货币与任何一个国家的货币政策都没有直接联系。

    虽然加密货币的长期影响力仍是未知数,但Armstrong表示,一个广泛采用加密货币的经济体与当前体系相比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这也是他去年推出GiveCrypto.org网站的原因之一,该网站旨在向贫困人口发放数字货币。”



Armstrong此次登上了次时代百大人物榜,证明了加密货币被主流世界所认可,加密货币创业者的努力与付出同样值得尊重。

《时代》周刊从15年前开始发布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100强,这个榜单的入选者通常都来自于传统权力结构,例如上市公司CEO、大制作电影的演员以及国际基金会的领导者等。

到了今天,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普通人的力量,例如2018年发动反对枪支暴力活动的美国学生。

《时代》意识到,“在过去三年里,世代更迭的无声抱怨已经变成了震耳欲聋的咆哮。这样的转变发生在世界各地,其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其中包括:社交媒体的兴起;多年来人们对既有机构的信心不断下降等。”

因此,他们决定推出次时代百大人物榜,聚焦于塑造未来商业、娱乐、体育、政治、科学、健康等领域的100位新星。

《时代》周刊的执行主编Dan Macsai表示:


    “他们是被希望所驱使的。他们渴望排除万难,为更好的未来而战。”




原文:https://time.com/collection/time-100-next-2019/5718861/brian-armstrong/
编译:Wendy

为什么韩国一线交易所的比特币交易量难以恢复?

市场longhash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5 17:09 • 来自相关话题

作为拥有日交易量排名第三的加密交易所的国家(仅次于美国和日本),韩国的加密交易活动自 2018 年以来就开始急剧下降。

2017 年 12 月,当韩国对加密货币的需求达到新高时,由于投资者的资金争相涌入该资产类别,甚至出现了所谓的“泡菜溢价(Kimchi Premium)”。比特币在韩国市场的溢价飙升至 54% 。

自那之后,韩国政府发布了两项主要政策,包括禁止外国人在韩交易加密货币以及要求交易所执行严格的 KYC 流程,使韩国市场再次趋于稳定。

但是,现在,韩国最大的几家加密交易所的日交易量都出现了显著下降的情况。这种情况表明币价不景气,市场需求陷入停滞,人们对该资产类别的整体兴趣不高。举例来说,自 2018 年 10 月以来,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Bithumb(还有 UPbit )的日成交量下跌了 83% ,从 120 万 BTC 减少到了 20 万 BTC 。

当然,这种下跌并不仅仅只是韩国独有的现象。在包括 Coinbase,BitMEX 和 Bitfinex 在内的主要交易所内,比特币的价格距其最高点 19961 美元都下跌了约 55% ,而其他包括以太坊和 XRP 在内的主要山寨币兑美元价格已经下跌了 85% 至 97% 。


韩国比特币交易所成交量下跌背后的原因


韩国三大交易所的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交易量下跌的主要因素似乎是:加密货币交易监管框架含糊不清,2018 年 1 月比特币价格的突然暴跌,以及山寨币价格的大幅下跌。

在牛市的顶峰时期,韩国的中产阶级陷入了狂热的投资情绪。对于部分千禧一代和许多中产阶级投资者来说,加密货币是该国房地产繁荣之后又一次一夜暴富的希望。当市场进入下跌通道时,普通人在对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进行风险投资后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韩国政府令人困惑的官方立场当然也于事无补。2018 年 1 月,前司法部长朴相基表示将禁止加密货币交易所内的本国交易。

朴相基表示:

    “人们对虚拟货币非常担忧,基本上司法部正在制定一项法案,以禁止通过交易所进行加密货币交易。”


韩国财政部长随后表示,不会有这样的禁令,并表示韩国正逐渐朝着规范该领域并使加密货币交易所合法化的方向前进,令投资者对政府的官方立场困惑不已。

然而,成交量的下跌在一定程度上也与交易所层面的争议有关系。虽然 Bithumb 和 UPbit 都是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成交量大幅领先,但是 UPbit 通过支持韩国的大多数银行,已经能够持续地为更广大的投资者和交易者提供服务。

相比之下,Bithumb 则与名为韩国农协银行(Nonghyup)的大型银行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仅支持通过农协银行执行的韩元存取款。

从理论上讲,由于 UPbit 支持韩国各家的主要银行,其成交量应该比Bithumb大得多。在过去六个月中,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从今年 2 月到 8 月,UPbit 的交易量超过了Bithumb,尤其是4月到7月的三个月,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创下了略低于 14000 美元的年度新高。

UPbit 交易量在 2018 年下半年突然下跌似乎是由于检察官办公室针对对该公司涉嫌欺诈交易和洗钱进行的调查。2018 年 5 月,韩国检察官办公室根据一系列指控发起了突击调查。2018 年底,UPbit 的交易活动下跌了近 80%。

12 月,检察官办公室针对该交易所的四名前利益相关者提起诉讼,一定程度上结束了关于该公司的调查,此后,UPbit 的表现逐渐回弹。

2018 年 12 月,UPbit 团队表示:

    “本次调查案件与 9 月 24 日至 12 月 31 日(开放服务日期:10 月 24 日 )三个月期间的某些交易有关。当时我们公司正在准备且刚刚推出的 Upbit 服务。所有在那段时期之后在 Upbit 交易所发生的交易都与这次调查无关。

    经过八个月的调查,我们公司已就此案向检察官办公室做出了诚恳的解释。Upbit 并没有进行洗钱(内部对冲),虚构订单(流动性供给)或欺诈性交易。公司并没有用非公司所有的加密货币进行交易,也没有让员工从这种交易中受益。”


UPbit 由 Dunamu 公司运营,该公司与 Kakao 有着紧密的联系,因为它运营着始终保持该国一线交易所地位的 KakaoStock。检察机关对 UPbit 高调的调查很可能是在调查启动时导致本地投资者对支持该资产类别的基础设施信心下降的助燃剂。


交易量还能恢复吗?
 

自 2018 年以来,在本国一些最大的银行的支持下,韩国出现了新一波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例如,Gopax 得到了该国第二大商业银行新韩银行的支持,并向新韩银行的账户所有人提供几乎即时的提现服务。

随着加密货币交易所基础设施的改善和银行服务透明度的提高,投资者的信心可能会在长期逐渐恢复。

在 G7 集团和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相继发布指导方针后,韩国也一直在努力为加密货币交易所和投资者建立更清晰的框架,为企业创造更加稳定的环境。

韩国的金融当局选择了遵守 FATF 的准则,并要求受监管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遵守 G7 集团的金融监管机构提出的要求。

FATF 向被视为“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的公司提出的许多要求中有两项是,终止匿名加密货币的交易以及落实更严格的 KYC 体系以防止洗钱。

FATF 表示:

    “ FATF 认识到有必要适当缓解与虚拟资产活动有关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风险,因此制定了更详细的操作要求,以有效地监督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


韩国的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包括 Bithumb,UPbit 和 Korbit,都主要遵循了 2019 年 2 月 FATF 全体会议上制定的指导方针。

UPbit 在 2019 年 9 月表示已终止了侧重隐私的加密货币的交易,以遵守 FATF 的指南。Korbit 还禁止了 Monero 和其他的匿名加密货币的交易,但 Monero 在 Bithumb 上还有一个韩元交易对。


韩国交易所版图将发生变化


Bithumb 也遇到了问题。据当地报道,由于 BXA 财团对 Bithumb 的收购遇到了障碍,Bithumb 可能会随着其前任联合首席执行官的另一个收购案而经历重组。

ZDNet Korea 报道称,2018 年 10 月,BXA 财团同意以 3.45 亿美元的估值收购 BTC Holding Company(Bithumb)51% 的股份。BXA 财团支付了 3.45 亿美元中的约 1.12 亿美元,并将剩余金额的支付延迟到 9 月 30 日。然而该公司未能在约定的日期之前完成交易。如果 Bithumb 的前联合首席执行官 Kim Jae-wook 完成悬而未决的交易,他的公司 Vidente 将持有 Bithumb 的 32.74% 的股份,并成为最大股东。

这意味着,考虑到 Bithumb 和 UPbit 所经历的一系列意外事件,例如Bithumb 与 BXA Consortium 的收购案被爆陷入困境难以完成以及 UPbit 去年经历的调查,尽管这两家交易所目前依旧占据优势,其他交易所也有机会去争夺韩国加密交易所市场的头把交椅。


韩国可能仍然是一个主要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市场


根据 Coinhills 发布的数据,韩元在比特币对国家货币交易中名列第三,占全球比特币市场的 3.05%。

随着政府努力建立明确的监管框架,在地区政府的支持下,韩国加密货币市场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不断扩大。

釜山,韩国的一座都市,以及济州特别自治道,都为区块链和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公司建立了特别经济区,以发展当地的加密货币产业。

因此,尽管韩国一线交易所的加密货币日交易量出现了明显下降,但在政府的支持下,韩国的加密货币市场仍可能保持其在亚洲市场的核心地位。 查看全部
20191115104558N7uj.jpeg


作为拥有日交易量排名第三的加密交易所的国家(仅次于美国和日本),韩国的加密交易活动自 2018 年以来就开始急剧下降。

2017 年 12 月,当韩国对加密货币的需求达到新高时,由于投资者的资金争相涌入该资产类别,甚至出现了所谓的“泡菜溢价(Kimchi Premium)”。比特币在韩国市场的溢价飙升至 54% 。

自那之后,韩国政府发布了两项主要政策,包括禁止外国人在韩交易加密货币以及要求交易所执行严格的 KYC 流程,使韩国市场再次趋于稳定。

但是,现在,韩国最大的几家加密交易所的日交易量都出现了显著下降的情况。这种情况表明币价不景气,市场需求陷入停滞,人们对该资产类别的整体兴趣不高。举例来说,自 2018 年 10 月以来,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Bithumb(还有 UPbit )的日成交量下跌了 83% ,从 120 万 BTC 减少到了 20 万 BTC 。

当然,这种下跌并不仅仅只是韩国独有的现象。在包括 Coinbase,BitMEX 和 Bitfinex 在内的主要交易所内,比特币的价格距其最高点 19961 美元都下跌了约 55% ,而其他包括以太坊和 XRP 在内的主要山寨币兑美元价格已经下跌了 85% 至 97% 。


韩国比特币交易所成交量下跌背后的原因


韩国三大交易所的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交易量下跌的主要因素似乎是:加密货币交易监管框架含糊不清,2018 年 1 月比特币价格的突然暴跌,以及山寨币价格的大幅下跌。

在牛市的顶峰时期,韩国的中产阶级陷入了狂热的投资情绪。对于部分千禧一代和许多中产阶级投资者来说,加密货币是该国房地产繁荣之后又一次一夜暴富的希望。当市场进入下跌通道时,普通人在对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进行风险投资后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韩国政府令人困惑的官方立场当然也于事无补。2018 年 1 月,前司法部长朴相基表示将禁止加密货币交易所内的本国交易。

朴相基表示:


    “人们对虚拟货币非常担忧,基本上司法部正在制定一项法案,以禁止通过交易所进行加密货币交易。”



韩国财政部长随后表示,不会有这样的禁令,并表示韩国正逐渐朝着规范该领域并使加密货币交易所合法化的方向前进,令投资者对政府的官方立场困惑不已。

然而,成交量的下跌在一定程度上也与交易所层面的争议有关系。虽然 Bithumb 和 UPbit 都是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成交量大幅领先,但是 UPbit 通过支持韩国的大多数银行,已经能够持续地为更广大的投资者和交易者提供服务。

相比之下,Bithumb 则与名为韩国农协银行(Nonghyup)的大型银行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仅支持通过农协银行执行的韩元存取款。

从理论上讲,由于 UPbit 支持韩国各家的主要银行,其成交量应该比Bithumb大得多。在过去六个月中,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从今年 2 月到 8 月,UPbit 的交易量超过了Bithumb,尤其是4月到7月的三个月,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创下了略低于 14000 美元的年度新高。

UPbit 交易量在 2018 年下半年突然下跌似乎是由于检察官办公室针对对该公司涉嫌欺诈交易和洗钱进行的调查。2018 年 5 月,韩国检察官办公室根据一系列指控发起了突击调查。2018 年底,UPbit 的交易活动下跌了近 80%。

12 月,检察官办公室针对该交易所的四名前利益相关者提起诉讼,一定程度上结束了关于该公司的调查,此后,UPbit 的表现逐渐回弹。

2018 年 12 月,UPbit 团队表示:


    “本次调查案件与 9 月 24 日至 12 月 31 日(开放服务日期:10 月 24 日 )三个月期间的某些交易有关。当时我们公司正在准备且刚刚推出的 Upbit 服务。所有在那段时期之后在 Upbit 交易所发生的交易都与这次调查无关。

    经过八个月的调查,我们公司已就此案向检察官办公室做出了诚恳的解释。Upbit 并没有进行洗钱(内部对冲),虚构订单(流动性供给)或欺诈性交易。公司并没有用非公司所有的加密货币进行交易,也没有让员工从这种交易中受益。”



UPbit 由 Dunamu 公司运营,该公司与 Kakao 有着紧密的联系,因为它运营着始终保持该国一线交易所地位的 KakaoStock。检察机关对 UPbit 高调的调查很可能是在调查启动时导致本地投资者对支持该资产类别的基础设施信心下降的助燃剂。


交易量还能恢复吗?
 

自 2018 年以来,在本国一些最大的银行的支持下,韩国出现了新一波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例如,Gopax 得到了该国第二大商业银行新韩银行的支持,并向新韩银行的账户所有人提供几乎即时的提现服务。

随着加密货币交易所基础设施的改善和银行服务透明度的提高,投资者的信心可能会在长期逐渐恢复。

在 G7 集团和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相继发布指导方针后,韩国也一直在努力为加密货币交易所和投资者建立更清晰的框架,为企业创造更加稳定的环境。

韩国的金融当局选择了遵守 FATF 的准则,并要求受监管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遵守 G7 集团的金融监管机构提出的要求。

FATF 向被视为“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的公司提出的许多要求中有两项是,终止匿名加密货币的交易以及落实更严格的 KYC 体系以防止洗钱。

FATF 表示:


    “ FATF 认识到有必要适当缓解与虚拟资产活动有关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风险,因此制定了更详细的操作要求,以有效地监督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



韩国的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包括 Bithumb,UPbit 和 Korbit,都主要遵循了 2019 年 2 月 FATF 全体会议上制定的指导方针。

UPbit 在 2019 年 9 月表示已终止了侧重隐私的加密货币的交易,以遵守 FATF 的指南。Korbit 还禁止了 Monero 和其他的匿名加密货币的交易,但 Monero 在 Bithumb 上还有一个韩元交易对。


韩国交易所版图将发生变化


Bithumb 也遇到了问题。据当地报道,由于 BXA 财团对 Bithumb 的收购遇到了障碍,Bithumb 可能会随着其前任联合首席执行官的另一个收购案而经历重组。

ZDNet Korea 报道称,2018 年 10 月,BXA 财团同意以 3.45 亿美元的估值收购 BTC Holding Company(Bithumb)51% 的股份。BXA 财团支付了 3.45 亿美元中的约 1.12 亿美元,并将剩余金额的支付延迟到 9 月 30 日。然而该公司未能在约定的日期之前完成交易。如果 Bithumb 的前联合首席执行官 Kim Jae-wook 完成悬而未决的交易,他的公司 Vidente 将持有 Bithumb 的 32.74% 的股份,并成为最大股东。

这意味着,考虑到 Bithumb 和 UPbit 所经历的一系列意外事件,例如Bithumb 与 BXA Consortium 的收购案被爆陷入困境难以完成以及 UPbit 去年经历的调查,尽管这两家交易所目前依旧占据优势,其他交易所也有机会去争夺韩国加密交易所市场的头把交椅。


韩国可能仍然是一个主要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市场


根据 Coinhills 发布的数据,韩元在比特币对国家货币交易中名列第三,占全球比特币市场的 3.05%。

随着政府努力建立明确的监管框架,在地区政府的支持下,韩国加密货币市场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不断扩大。

釜山,韩国的一座都市,以及济州特别自治道,都为区块链和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公司建立了特别经济区,以发展当地的加密货币产业。

因此,尽管韩国一线交易所的加密货币日交易量出现了明显下降,但在政府的支持下,韩国的加密货币市场仍可能保持其在亚洲市场的核心地位。

交易所总流动资金竟不足加密市场总市值的0.2%?CMC新指标还透露了哪些信息?

市场xcong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5 15:46 • 来自相关话题

“6万枚BTC足以将所有交易所的交易委托订单清零。”



11月12日,加密货币数据网络Coinmarktcap推出一个流动性指标,旨在最终取代成交量数据,成为一个用作交易对以及交易所排名更为客观的参考标准。


CMC的流动性指标到底是啥?


在了解流动性数据前,先来看下CMC的流动性指标的选取标准和计算方法。

小葱文章《告别交易量造假时代 CMC推出流动性指标“制裁”造假交易所》此前指出,

    1.CoinMarketCap的流动性指标覆盖了订单簿上更多的关键变量,如订单价到中间价格的距离、订单的规模以及相关资产的相对流动性。该指标旨在以一种自适应的方式衡量流动性,参考的主要依据包括各个货币对的绝对订单深度,以及订单价与中间价格之间的距离。

    2.计算方法是在24小时内随机对货币对进行排查,最终取一个平均结果。这种计算方式也是考虑到了市场本身的流动性,以及不同交易所因为主要交易者所在时区不同交易习惯存在差异等因素。

    3.CoinMarketCap强调称,不会使用静态的百分比深度来计算流动性,因为不同加密货币之间的绝对流动性本质上是不同的。目前制定出的这套自适应计算方法将使这个新指标很难被欺骗,因为覆盖到的有效订单将需要与市场即时成交价更为接近,否则虚假交易不但不会为流动性指标加分,反而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



新指标下加密市场的总流动资金竟不足5亿美金


cryptoiq指出,在CMC流动性指数页面上列出的54个加密货币交易所(包括大多数主要交易所)中,总计只有大约3.5亿美元的流动资金。如果将其他交易所纳入统计范围,总流动资金可能仅约5亿美元。

这意味着2400亿美元市值的加密货币仅被3.5亿至5亿美金的交易委托(order books)所占据。

换句话说,总流动资金约占加密货币市场总市值(约2400亿美元)的0.2%。

这也表明,大约5万枚比特币足以将任一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所有交易委托订单清零,也意味着抛售1,000至10,000枚比特币就可使市场价格“崩溃”。







交易所交易量和流动资金间的差距


在新的流动性指标性下,交易所的交易量数据显得不那么重要。

如果只按交易所交易量数据排名,币安、火币、OKEx、Coinbase Pro、Bitfinex这些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分别位列第9、13、15、22和26位。(小葱已更新排名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鲜为人知或相对不太知名的交易所的交易量数据排名却遥遥领先。

例如,EXX。根据交易量,EXX的交易量为18亿美元,在交易所交易量数据排行榜中位列第一,但其流动资金却不足24万美元。很显然,EXX上的大部分交易量存在很大“注水”成分,交易活动非常低迷。

此外,LBank、CoinEx、BitZP2PB2B、IDAX、Coineal等交易所的流动资金和交易量也存在很大的差距。






换句话说,EXX、Bibox、ZB、BitMar、P2PB2B、CoinBene、Coineal、FCoin、LBank、BitForex、Exrates、BitZ、CoinEx、BigONE和IDAX等交易所一直在伪造交易所的流动性。

当然,有较高流动性的交易所在交易量数据上存在造假的成分。Bitfinex、Coinbase、Bittrex、Gemini、Poloniex、Bitstamp和HitBTC的交易量/流动资金比率分别为3.1、8、1.5、2、3.6、8.7和7.6。这些交易所的交易量/流动资金比率低于10。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币安、OKEx、火币的在流动资金方面的排名相对靠前,但这些交易所的交易量/流动资金比率可能更高,分别为14.3、65.6和23.2。这表明,尽管这些交易所在流动性方面名列前茅,但交易量数据也存在较高的注水成分。

不过,这些数据对交易员来说或许是一个好消息。交易员可以根据流动性来选择交易所。有10家流动性超过1000万美元的交易所,包括HitBTC、Binance、Huobi、Bitfinex、OKEx、Coinbase Pro、Kraken、Digifinex、Bittrex和MXC。

另一方面,这种新数据似乎否定了有关机构交易员正在进入加密货币领域的说法。如果机构交易员进行1000万美元或者1000枚比特币的交易,币安和HitBTC的交易市场都会经历极大的价格波动,甚至100万美元的交易也可能会给市场带来较大的影响。

至于流动性不足1000万美元的交易所,仅仅100万美元或约100个比特币(BTC)的卖单就会给市场带来极强的波动。 

经统计,目前有2155个比特币钱包地址拥有超过1000枚比特币,如果任何一个钱包出现大量的抛售行为,将足以导致市场崩溃。此外,有15个钱包地址拥有超过1万枚比特币。

无疑,这些数据表明,加密货币市场的这种高度集中性很可能会导致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瞬时崩盘。

不过,考虑到比特币具有11年左右的发展历程,且尚未被巨鲸破坏,因此这种瞬时崩盘的情况不太可能发生,但理论上来说这种情况并非不可能发生。

由于世界上任何巨鲸都可以操控整个加密市场,因此更可能的情况是巨鲸持续操纵市场。 不过,这是双向的,这意味着这种市场操纵可能导致价格下跌和反弹,而且可以解释加密货币市场价格波动较高频率的原因。

下一次加密市场发生较强的价格波动时,分析人士可能会尽力去找到导致价格波动的根本原因,而实际上,这可能仅仅是巨鲸在与市场博弈。 


本文由小葱APP独家编译cryptoiq文章,相关数据已更新。 查看全部
algorithmic-trading.png


“6万枚BTC足以将所有交易所的交易委托订单清零。”




11月12日,加密货币数据网络Coinmarktcap推出一个流动性指标,旨在最终取代成交量数据,成为一个用作交易对以及交易所排名更为客观的参考标准。


CMC的流动性指标到底是啥?


在了解流动性数据前,先来看下CMC的流动性指标的选取标准和计算方法。

小葱文章《告别交易量造假时代 CMC推出流动性指标“制裁”造假交易所》此前指出,


    1.CoinMarketCap的流动性指标覆盖了订单簿上更多的关键变量,如订单价到中间价格的距离、订单的规模以及相关资产的相对流动性。该指标旨在以一种自适应的方式衡量流动性,参考的主要依据包括各个货币对的绝对订单深度,以及订单价与中间价格之间的距离。

    2.计算方法是在24小时内随机对货币对进行排查,最终取一个平均结果。这种计算方式也是考虑到了市场本身的流动性,以及不同交易所因为主要交易者所在时区不同交易习惯存在差异等因素。

    3.CoinMarketCap强调称,不会使用静态的百分比深度来计算流动性,因为不同加密货币之间的绝对流动性本质上是不同的。目前制定出的这套自适应计算方法将使这个新指标很难被欺骗,因为覆盖到的有效订单将需要与市场即时成交价更为接近,否则虚假交易不但不会为流动性指标加分,反而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




新指标下加密市场的总流动资金竟不足5亿美金


cryptoiq指出,在CMC流动性指数页面上列出的54个加密货币交易所(包括大多数主要交易所)中,总计只有大约3.5亿美元的流动资金。如果将其他交易所纳入统计范围,总流动资金可能仅约5亿美元。

这意味着2400亿美元市值的加密货币仅被3.5亿至5亿美金的交易委托(order books)所占据。

换句话说,总流动资金约占加密货币市场总市值(约2400亿美元)的0.2%。

这也表明,大约5万枚比特币足以将任一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所有交易委托订单清零,也意味着抛售1,000至10,000枚比特币就可使市场价格“崩溃”。

0e737fd0-d745-4f0d-9050-497ffc1f11c1.png



交易所交易量和流动资金间的差距


在新的流动性指标性下,交易所的交易量数据显得不那么重要。

如果只按交易所交易量数据排名,币安、火币、OKEx、Coinbase Pro、Bitfinex这些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分别位列第9、13、15、22和26位。(小葱已更新排名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鲜为人知或相对不太知名的交易所的交易量数据排名却遥遥领先。

例如,EXX。根据交易量,EXX的交易量为18亿美元,在交易所交易量数据排行榜中位列第一,但其流动资金却不足24万美元。很显然,EXX上的大部分交易量存在很大“注水”成分,交易活动非常低迷。

此外,LBank、CoinEx、BitZP2PB2B、IDAX、Coineal等交易所的流动资金和交易量也存在很大的差距。

f979418b-da3c-45fc-bf53-870208c2e93b.png


换句话说,EXX、Bibox、ZB、BitMar、P2PB2B、CoinBene、Coineal、FCoin、LBank、BitForex、Exrates、BitZ、CoinEx、BigONE和IDAX等交易所一直在伪造交易所的流动性。

当然,有较高流动性的交易所在交易量数据上存在造假的成分。Bitfinex、Coinbase、Bittrex、Gemini、Poloniex、Bitstamp和HitBTC的交易量/流动资金比率分别为3.1、8、1.5、2、3.6、8.7和7.6。这些交易所的交易量/流动资金比率低于10。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币安、OKEx、火币的在流动资金方面的排名相对靠前,但这些交易所的交易量/流动资金比率可能更高,分别为14.3、65.6和23.2。这表明,尽管这些交易所在流动性方面名列前茅,但交易量数据也存在较高的注水成分。

不过,这些数据对交易员来说或许是一个好消息。交易员可以根据流动性来选择交易所。有10家流动性超过1000万美元的交易所,包括HitBTC、Binance、Huobi、Bitfinex、OKEx、Coinbase Pro、Kraken、Digifinex、Bittrex和MXC。

另一方面,这种新数据似乎否定了有关机构交易员正在进入加密货币领域的说法。如果机构交易员进行1000万美元或者1000枚比特币的交易,币安和HitBTC的交易市场都会经历极大的价格波动,甚至100万美元的交易也可能会给市场带来较大的影响。

至于流动性不足1000万美元的交易所,仅仅100万美元或约100个比特币(BTC)的卖单就会给市场带来极强的波动。 

经统计,目前有2155个比特币钱包地址拥有超过1000枚比特币,如果任何一个钱包出现大量的抛售行为,将足以导致市场崩溃。此外,有15个钱包地址拥有超过1万枚比特币。

无疑,这些数据表明,加密货币市场的这种高度集中性很可能会导致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瞬时崩盘。

不过,考虑到比特币具有11年左右的发展历程,且尚未被巨鲸破坏,因此这种瞬时崩盘的情况不太可能发生,但理论上来说这种情况并非不可能发生。

由于世界上任何巨鲸都可以操控整个加密市场,因此更可能的情况是巨鲸持续操纵市场。 不过,这是双向的,这意味着这种市场操纵可能导致价格下跌和反弹,而且可以解释加密货币市场价格波动较高频率的原因。

下一次加密市场发生较强的价格波动时,分析人士可能会尽力去找到导致价格波动的根本原因,而实际上,这可能仅仅是巨鲸在与市场博弈。 


本文由小葱APP独家编译cryptoiq文章,相关数据已更新。

汇丰联合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发行基于区块链的固定收益证券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4 11:22 • 来自相关话题

据Cointelegraph近日报道,全球银行业巨头汇丰银行将携手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投资公司,联合利用区块链发行固定收益证券。

11月13日,汇丰新加坡宣布,此次试点选在亚洲债券市场,旨在通过代币化证券和智能合约,简化债券发行流程并降低相关成本。

汇丰表示,尽管亚洲固定收益市场持续增长,但债券发行和服务流程仍然效率低下。据称,这是因为在债券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尚未有单一平台可用于多方之间的信息交换和跟踪。

 
智能合约联合试验
 

为此,新试验将利用代币化证券和智能合约(基于区块链的多方执行协议)来促进投资者、债券发行者和托管者间的互动。

新加坡交易所固定收益部门主管Lee Beng Hong指出,汇丰和淡马锡的加入将帮助公司评估智能合约和分布式分类账技术能否解决固定收益发行市场存在的一些问题。汇丰新加坡首席执行官托尼·克里普斯(Tony Cripps)则表示:

    分布式分类账技术不断发展,它能否改善固收市场低效还有待观察。只有通过与市场参与者合作,我们才能充分理解其实际可行性。我们希望凭借与新加坡交易所、淡马锡的合作,探索数字资产是否可成为现实。


据悉,汇丰、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均已在测试区块链技术。

11月11日,淡马锡和新加坡央行推出了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单网多币种支付原型网络,该网络是与摩根大通共同开发的。10月,汇丰银行在马来西亚成功申请了基于区块链的信用证。2018年11月,新加坡交易所与该国货币管理局合作,成功试行了代币化资产结算的区块链试验。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hsbc-sgx-and-temasek-explore-distributed-ledger-tech-in-asian-bond-market/
作者:Helen Partz
编译:ElaineW 查看全部
201911140150214587.jpg


据Cointelegraph近日报道,全球银行业巨头汇丰银行将携手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投资公司,联合利用区块链发行固定收益证券。

11月13日,汇丰新加坡宣布,此次试点选在亚洲债券市场,旨在通过代币化证券和智能合约,简化债券发行流程并降低相关成本。

汇丰表示,尽管亚洲固定收益市场持续增长,但债券发行和服务流程仍然效率低下。据称,这是因为在债券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尚未有单一平台可用于多方之间的信息交换和跟踪。

 
智能合约联合试验
 

为此,新试验将利用代币化证券和智能合约(基于区块链的多方执行协议)来促进投资者、债券发行者和托管者间的互动。

新加坡交易所固定收益部门主管Lee Beng Hong指出,汇丰和淡马锡的加入将帮助公司评估智能合约和分布式分类账技术能否解决固定收益发行市场存在的一些问题。汇丰新加坡首席执行官托尼·克里普斯(Tony Cripps)则表示:


    分布式分类账技术不断发展,它能否改善固收市场低效还有待观察。只有通过与市场参与者合作,我们才能充分理解其实际可行性。我们希望凭借与新加坡交易所、淡马锡的合作,探索数字资产是否可成为现实。



据悉,汇丰、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均已在测试区块链技术。

11月11日,淡马锡和新加坡央行推出了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单网多币种支付原型网络,该网络是与摩根大通共同开发的。10月,汇丰银行在马来西亚成功申请了基于区块链的信用证。2018年11月,新加坡交易所与该国货币管理局合作,成功试行了代币化资产结算的区块链试验。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hsbc-sgx-and-temasek-explore-distributed-ledger-tech-in-asian-bond-market/
作者:Helen Partz
编译:ElaineW

Usechain公链「烂尾」 转投交易所

项目fengchao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3 16:50 • 来自相关话题

已成红海的交易所赛道,留给Usechain基金会的时间还剩多少?



区块链项目Usechain传出“团队解散”的消息后,创始人曹辉宁通过媒体辟谣,“基金会没有解散,因合作业务未能达到预期,从2019年11月5号起Usechain基金会与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解除合作。”

公开信息显示,深圳优学链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曹辉宁,占股99.5%的他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这么一看,曹辉宁担任创始人的Usechain基金会“炒”掉了他的公司。

Usechain币价缩水,节点空缺,推广停滞,尽管该项目的节点方和私募投资者都表达了对团队运营的不满,但“没有解散”的基金会无暇顾及它发起的这个公链项目,转而将目光瞄向了更重运营、竞争更激烈的交易所赛道。


基金会“炒”掉创始人公司


当一些公链谋划着抓住国内政策利好的“历史机遇”时,Usechain传出了“团队解散”的消息。11月8日晚7时许,一张微信聊天截图传至网络,未显示信源的一方称“曹辉宁在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解散了公司全部员工”。

相比区块链项目Usechain(USE)本身,这两年以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的身份频频露脸于链圈的曹辉宁更知名,他是该项目的创始人。2018年,Usechain启动,宣称要用区块链的方式让“链下真实世界的身份与链上镜像世界的账户相关联”。

“团队解散”的消息传出后,USE币价在短时间内急速下跌,跌幅达40%。

很快,曹辉宁通过媒体辟谣称,Usechain基金会没有解散,“从2019年11月5号起Usechain基金会与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解除合作。”

按他的说法,Usechain只是终止了一个合作。被解除合作关系的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注册时间为2017年9月30日,公开信息显示,这是一家涉及区块链业务的企业,运营内容包括社交媒体、商家促销、广告推广、电子商务等,其中也提到要用区块链“将用户身份、交易数据和信用体系相结合”,做去中心化资源共享生态系统。

有意思的是,在企查查上检索,深圳优学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学链”)的法定代表人正是曹辉宁,他还担任该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占股99.5%,为该公司的实控人;Usechain的联合创始人兼CSO(首席安全官)孙宝红也出现在该公司的核心成员名单中,担任董事,该公司的官网域名也直接用了Usechain。





曹辉宁为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曹辉宁为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


从公开信息看,优学链与Usechain的关系紧密。结合曹辉宁的说法,这是Usechain基金会“炒”了创始人的公司。

该项目超级节点方人员陈宫(化名)透露,优学链只是承担了项目的部分运营工作,这家公司的主要活动由Usechain的COO徐智文负责,项目、团队、基金会都没解散,只是解除了徐智文运营团队的劳务关系。

Usechain早期的公开资料中,徐智文被列在团队信息简介中,担任Usechain运营总监。信息显示,他拥有近10年互联网行业、信息安全领域综合管理和市场经验,曾任北京云江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巧的是,和曹辉宁一样,他也有长江商学院的履历,是该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

曹辉宁对解除合作的原因解释为“合作业务未达预期”。陈宫也认为运营团队确实不到位,“很显然,两年来,项目的推广、社区建设远未达到预期,否则项目不会落入深闺无人识。”


21个超级节点仍空缺11个


2018年年初启动的Usechain赶上了加密货币市场的牛市顶点,采用了RPOW共识算法,设计通过21个超级节点来验证交易。

那时,也正是公链井喷式诞生的前夜。IOST、ONT这些如今还在市场上活跃的公链项目都推出于这一期间,当年6月,EOS主网上线则掀起了另一波Dpos机制的公链狂潮。

与很多赶着风口抓紧上交易所的区块链项目一样,Usechain也在无主网的情况下先发了币,并在2018年8月登陆了二级市场。

从市场反应看,Usechain 的Token USE的市场表现不尽人意。非小号显示,截至11月12日中午,USE的年内跌幅为51.39%,历史最高价为0.017元,最低价为0.002元,上线交易所后3个月是它的交易密集期,进入2019年,10个多月的交易量走势平平。

截至11月12日晚7点,USE报价0.0039元,24小时涨幅为29%,较历史最低点出现了反弹。





USE年度跌幅一度超50%USE年度跌幅一度超50%


作为USE的早期关注者,陈宫不仅仅是投资,还加入了项目的发展,他自己做了一个超级节点。但如他一样愿意支持这个项目的节点却不多。

陈宫说,Usechain的21个超级节点中,还有10多个空缺。从Usechain官网公告可查,目前该项目的超级节点加上预备节点仅有10个。





Usechain官网显示目前仅有10个节点Usechain官网显示目前仅有10个节点


不仅是节点冷落,大部分的对外推广渠道也在几个月停更了,官方电报的中文群几乎无人维护,官方微博在今年7月1日停更,微信公众号也在7月5日未再发文。

烂尾USE的微信群里有160多人,也有人回复。蜂巢财经在群里询问相关“团队解散”问题时,运营人员称“曹教授已辟谣,团队并未解散”。至于其他事宜,对方未作回复。

参与USE私募的早期投资者赵云(化名)曾投入了10多万元,因为信任团队一直拿着,“如今只剩零头了。”

“微信群里也没人做声,反正没音讯了。”赵云对项目不再抱希望,连维权的欲望就没有,“之前有加维权群,后来退群了,就当归零了。”社区不作为,赵云觉得团队拿了钱不做事,“没有监管,他们就乱来。”

无论是对外披露进展,还是对持币用户的维护,Usechain显示出状态如一片死水。


公链路径未完 转向交易所


如果按照官方公布的产品路线图,今年,Usechain第四季度的任务是完成主网原生Token的强制映射,就是将利用以太坊智能合约发行的ERC20代币转化为USE币。之后的路线是“落地应用,内置更多金融功能”。

Usechain的官网上未显示主网登陆口,非小号上提供的区块站网址显示,目前交易所流通的代币依然是基于以太坊发行的ERC20代币,强制映射似乎没有全部完成。

目前,市面上能看到的Usechain应用产品是一个App,功能仅支持转账以及游戏,当初立项时想要实现的“身份信息、电子商务、社交媒介等应用的连接”均没有踪影。





Usechain目前支持游戏、转账等少数应用Usechain目前支持游戏、转账等少数应用


USE目前登陆的交易所仅4家,其中一家名为Taurus EX的交易所为Usechain基金会战略投资。

公链的产品、社区走向了一潭死水,但该项目的区块链布局未止步,曹辉宁担任创始人的Usechain基金会将资金注入了交易所,其战略投资的交易所TaurusEX(金牛交易所)于今年8月上线,产品包括币币交易、合约交易及法币交易等,同时发行了平台币TC。

曹辉宁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投资金牛交易所的初心是区块链金融应用,“金牛把金融衍生品交易、提升交易效率和保护匿名性看做发展核心,战略投资TaurusEX并不是新的方向,是能和Usechain一起,实现区块链的金融交易应用落地。”

这么看来,原先要做身份镜像的Usechain要和TaurusEX紧密相连,连原先的USE社区群命名也改成了TC×USE。

业内周知,相比公链,交易所才是金饭碗。公链的故事因为运营不佳讲不下去之后,更重运营的交易所能否如Usechain所愿?2018年年底的一项数据显示,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数量已超过12000家。今天,CoinmarketCap收录的资产数量仅为4700多个。

已成红海的交易所赛道,留给Usechain基金会的时间还剩多少?


作者:JX kin;编辑:文刀 查看全部
1548948767296853.jpg


已成红海的交易所赛道,留给Usechain基金会的时间还剩多少?




区块链项目Usechain传出“团队解散”的消息后,创始人曹辉宁通过媒体辟谣,“基金会没有解散,因合作业务未能达到预期,从2019年11月5号起Usechain基金会与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解除合作。”

公开信息显示,深圳优学链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曹辉宁,占股99.5%的他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这么一看,曹辉宁担任创始人的Usechain基金会“炒”掉了他的公司。

Usechain币价缩水,节点空缺,推广停滞,尽管该项目的节点方和私募投资者都表达了对团队运营的不满,但“没有解散”的基金会无暇顾及它发起的这个公链项目,转而将目光瞄向了更重运营、竞争更激烈的交易所赛道。


基金会“炒”掉创始人公司


当一些公链谋划着抓住国内政策利好的“历史机遇”时,Usechain传出了“团队解散”的消息。11月8日晚7时许,一张微信聊天截图传至网络,未显示信源的一方称“曹辉宁在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解散了公司全部员工”。

相比区块链项目Usechain(USE)本身,这两年以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的身份频频露脸于链圈的曹辉宁更知名,他是该项目的创始人。2018年,Usechain启动,宣称要用区块链的方式让“链下真实世界的身份与链上镜像世界的账户相关联”。

“团队解散”的消息传出后,USE币价在短时间内急速下跌,跌幅达40%。

很快,曹辉宁通过媒体辟谣称,Usechain基金会没有解散,“从2019年11月5号起Usechain基金会与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解除合作。”

按他的说法,Usechain只是终止了一个合作。被解除合作关系的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注册时间为2017年9月30日,公开信息显示,这是一家涉及区块链业务的企业,运营内容包括社交媒体、商家促销、广告推广、电子商务等,其中也提到要用区块链“将用户身份、交易数据和信用体系相结合”,做去中心化资源共享生态系统。

有意思的是,在企查查上检索,深圳优学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学链”)的法定代表人正是曹辉宁,他还担任该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占股99.5%,为该公司的实控人;Usechain的联合创始人兼CSO(首席安全官)孙宝红也出现在该公司的核心成员名单中,担任董事,该公司的官网域名也直接用了Usechain。

bd4207646a2b64022ee590c7103b2ab3.jpg

曹辉宁为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曹辉宁为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


从公开信息看,优学链与Usechain的关系紧密。结合曹辉宁的说法,这是Usechain基金会“炒”了创始人的公司。

该项目超级节点方人员陈宫(化名)透露,优学链只是承担了项目的部分运营工作,这家公司的主要活动由Usechain的COO徐智文负责,项目、团队、基金会都没解散,只是解除了徐智文运营团队的劳务关系。

Usechain早期的公开资料中,徐智文被列在团队信息简介中,担任Usechain运营总监。信息显示,他拥有近10年互联网行业、信息安全领域综合管理和市场经验,曾任北京云江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巧的是,和曹辉宁一样,他也有长江商学院的履历,是该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

曹辉宁对解除合作的原因解释为“合作业务未达预期”。陈宫也认为运营团队确实不到位,“很显然,两年来,项目的推广、社区建设远未达到预期,否则项目不会落入深闺无人识。”


21个超级节点仍空缺11个


2018年年初启动的Usechain赶上了加密货币市场的牛市顶点,采用了RPOW共识算法,设计通过21个超级节点来验证交易。

那时,也正是公链井喷式诞生的前夜。IOST、ONT这些如今还在市场上活跃的公链项目都推出于这一期间,当年6月,EOS主网上线则掀起了另一波Dpos机制的公链狂潮。

与很多赶着风口抓紧上交易所的区块链项目一样,Usechain也在无主网的情况下先发了币,并在2018年8月登陆了二级市场。

从市场反应看,Usechain 的Token USE的市场表现不尽人意。非小号显示,截至11月12日中午,USE的年内跌幅为51.39%,历史最高价为0.017元,最低价为0.002元,上线交易所后3个月是它的交易密集期,进入2019年,10个多月的交易量走势平平。

截至11月12日晚7点,USE报价0.0039元,24小时涨幅为29%,较历史最低点出现了反弹。

417f32b374b1d68ea8ee58395cefd039.jpg

USE年度跌幅一度超50%USE年度跌幅一度超50%


作为USE的早期关注者,陈宫不仅仅是投资,还加入了项目的发展,他自己做了一个超级节点。但如他一样愿意支持这个项目的节点却不多。

陈宫说,Usechain的21个超级节点中,还有10多个空缺。从Usechain官网公告可查,目前该项目的超级节点加上预备节点仅有10个。

6b2b3626f61cbdf16aca66932fdf601e.jpg

Usechain官网显示目前仅有10个节点Usechain官网显示目前仅有10个节点


不仅是节点冷落,大部分的对外推广渠道也在几个月停更了,官方电报的中文群几乎无人维护,官方微博在今年7月1日停更,微信公众号也在7月5日未再发文。

烂尾USE的微信群里有160多人,也有人回复。蜂巢财经在群里询问相关“团队解散”问题时,运营人员称“曹教授已辟谣,团队并未解散”。至于其他事宜,对方未作回复。

参与USE私募的早期投资者赵云(化名)曾投入了10多万元,因为信任团队一直拿着,“如今只剩零头了。”

“微信群里也没人做声,反正没音讯了。”赵云对项目不再抱希望,连维权的欲望就没有,“之前有加维权群,后来退群了,就当归零了。”社区不作为,赵云觉得团队拿了钱不做事,“没有监管,他们就乱来。”

无论是对外披露进展,还是对持币用户的维护,Usechain显示出状态如一片死水。


公链路径未完 转向交易所


如果按照官方公布的产品路线图,今年,Usechain第四季度的任务是完成主网原生Token的强制映射,就是将利用以太坊智能合约发行的ERC20代币转化为USE币。之后的路线是“落地应用,内置更多金融功能”。

Usechain的官网上未显示主网登陆口,非小号上提供的区块站网址显示,目前交易所流通的代币依然是基于以太坊发行的ERC20代币,强制映射似乎没有全部完成。

目前,市面上能看到的Usechain应用产品是一个App,功能仅支持转账以及游戏,当初立项时想要实现的“身份信息、电子商务、社交媒介等应用的连接”均没有踪影。

f69776dd7654182f881b21eee6a4ee81.jpg

Usechain目前支持游戏、转账等少数应用Usechain目前支持游戏、转账等少数应用


USE目前登陆的交易所仅4家,其中一家名为Taurus EX的交易所为Usechain基金会战略投资。

公链的产品、社区走向了一潭死水,但该项目的区块链布局未止步,曹辉宁担任创始人的Usechain基金会将资金注入了交易所,其战略投资的交易所TaurusEX(金牛交易所)于今年8月上线,产品包括币币交易、合约交易及法币交易等,同时发行了平台币TC。

曹辉宁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投资金牛交易所的初心是区块链金融应用,“金牛把金融衍生品交易、提升交易效率和保护匿名性看做发展核心,战略投资TaurusEX并不是新的方向,是能和Usechain一起,实现区块链的金融交易应用落地。”

这么看来,原先要做身份镜像的Usechain要和TaurusEX紧密相连,连原先的USE社区群命名也改成了TC×USE。

业内周知,相比公链,交易所才是金饭碗。公链的故事因为运营不佳讲不下去之后,更重运营的交易所能否如Usechain所愿?2018年年底的一项数据显示,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数量已超过12000家。今天,CoinmarketCap收录的资产数量仅为4700多个。

已成红海的交易所赛道,留给Usechain基金会的时间还剩多少?


作者:JX kin;编辑:文刀

区块链热潮下币圈乱象:空气币、割韭菜,山寨“交易所”群魔乱舞

市场l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1 19:26 • 来自相关话题

10月24日以来,区块链的热度急速升温。

尽管区块链技术≠虚拟币。然而却有不少项目方打着区块链的幌子行发币之事,已有一年多难觅踪影的虚拟币发币宣传再次卷土重来,越来越多新手入局;与此同时,种目繁多的虚拟币交易所开始复燃。

以Biki虚拟货币交易所(以下简称“Biki”)为例,其靠着类似拼多多的模式,狂上线“空气币”和“拉人头”,专注下沉市场,从币圈头部交易所(火币、币安、OKex)手中夺得一杯羹。2018年6月成立至今,Biki已经上线各种虚拟币逾150种,疯狂上币和发币速度让其备受争议。

根据证券时报记者深入了解,Biki的上币项目基本都是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所谓的白皮书更是漏洞百出。在Biki社群交流群里,有不少投资者向记者表示,基本上所有项目都是奔着“割韭菜”去的,Biki交易所与项目方共同围猎投资人,但想着一夜暴富的人太多了。“我们也知道可能被骗,但是就是抱着谁跑得快的心理,说不定能赚一波。”


空气币卷土重来


“今年以来随着比特币价格重新回升,币圈社群又开始活跃,最近发币的项目方越来越多,宣传还是以朋友圈、微信群等社群以及垂直自媒体为主,好像又回到 2017年的盛景,炒币暴富的鸡汤又开始了。”炒币者林先生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

与此同时,近一年来,众多号称可供全球投资者炒币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层出不穷,他们的服务器放置国外,公司注册地也在国外,但投资者却主要集中在国内。比如近来争议不断的Biki。

该交易所总部位于新加坡,前火币联合创始人、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个人投资Biki500万美元并担任联席CEO。自2018年6月成立至今,一年多的时间里发币超过150种。

记者在Biki社群看到,客服人员每天都会发送新的上币项目。10月28日-11月3日这一周的时间里,Biki上线了EVC、TUR、XQC、UNI、EIDOS、IOST、NEO、BTM、ONT等9种虚拟货币,每天至少都有1个新币上线。

而这些新上的虚拟币价格走势非常雷同,开盘即最高点,然后价格一路下跌,中途有投资者在群里发泄不满,认为自己被当韭菜收割的时候,价格会有所上调,然后继续波动向下。

比如10月31日新上线的TUR币(角塔币),上线第二天就跌破发行价。有投资者向记者表示,“TUR私募(币圈私募是一种投资加密货币项目的方式,也是加密货币创始人为筹集资金的一种方式)时的价格4毛一个,于是买进去,上线第二天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收割,11月2日已经跌倒1毛左右。”截至11月10日记者发稿,TUR价格显示为0.00786美元(约人民币5分钱)。“基本上没有价值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归零,没人托底,庄家割了一波就跑了。”该投资者说。






TUR币白皮书显示,Turret(角塔链)是一个利用区块链技术打破全球商业壁垒,实现经济自由化流通的生态公链(所谓公链,即链条上所有节点向公众开放,人人都可以参与其中,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旨在为全球经济自由化流通,搭建一个便捷、高速、高容量、无障碍的金融基础设施,促进全球经济自由流通和快速发展。

但是,如果真的能够促进经济自由流通,为何全球金融机构弃而不用?从商业逻辑来看,白皮书的内容几乎无法自圆其说。






而这只是Biki上币项目乱象的冰山一角,其中还有不少诸如VDS、HDS、KTN等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支撑 “空气币”。

Biki CEO李显冬其朋友圈大肆炫耀的明星项目VDS,总发行量21亿枚,集资额逾13亿人民币。李显冬称其日真实成交量超过2000万人民币。






VDS主要交易手段是用比特币兑换VDS币,从VDS的走势来看,这番兑换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似乎并不划算。






VDS在Biki上线之后经过短暂的猛涨,触及12美元高点后便急速下调。截至11月6日,VDS价格显示为0.7017美元(约人民币4.877元),累计跌幅最高达94%。






VDS在白皮书中是如此介绍自己,VDS所做的是在分布式匿名节点上重建一个全新的、开放性互联网,这将引领我们去往一个前所未有的自由空间,V-Dimension(五次元空间)。其项目理念就是通过财富自由、言论自由、创新自由、网络自由乃至思想自由从而实现整个人类社会的自由。






Biki上线的另一虚拟币HDS币,甚至在项目白皮书中公然写到,“您承认,理解并同意HDS可能没有价值,HDS没有保证或代表价值或流动性,HDS不用于投机性投资”来为自己免责,合共32页的白皮书详细介绍的商业模式却无一款具体的产品。






根据Biki交易所行情软件显示,HDS目前价格基本归为零,为0.0001美元,价格走势同样是上线初期拉升一波后,就再无支撑,自由落体。






不止是新秀交易所Biki上币速度令人咂舌,头部虚拟币交易所火币全球的新币上线也有所提速。虽不如Biki,但也能做到平均2-3天上线一种新币。






以太坊社区中国成员、CoinWord共创发起人符德坤向记者表示,打着区块链幌子发行代币的骗局,跟区块链技术没有关系。事实上,目前真正的区块链项目本来就少,假借区块链项目的发币骗局对行业发展影响非常大,应该对其进行整顿。

大成律师事务所朱宝律师向记者表示,在国内,所有发币行为其实都属于违规。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的“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资本进入,虚拟币交易所再次活跃


2017年9月4日,一行三会,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七部委联合出手叫停ICO融资。此后,国内ICO一度销声匿迹,几大交易所纷纷将服务器转至海外,云币网、聚币网等平台关闭。

随着比特币行情回暖,沉寂已久的币圈今年以来明显活跃。资本方携带资金涌入虚拟货币交易所。比如今年3月份,杜均通过节点资本投资Biki交易所约500万美元,杜均表示,今年第二季度Biki收入超过1亿美元,节点资本账面回报超过100倍,投资虚拟币交易所的回报可想而知。

今年9月份,杜均又投资了3家交易所,其在朋友圈表示,A平台的交易模式很奇葩,上线1个月,每天15万美元的手续费,B平台上线3个月,目前社区合伙人300人,本月收入250万,C平台主要走合规路线,拿了东南亚某佛系国家的牌照,含金量还不低。10月份,杜均朋友圈发布消息称,又投资了一个新兴交易平台BBKX.COM。






此外另一家知名度较高的币市(BISS)交易所也获得大都会资本、真格基金、经纬中国、策源创投、涅槃资本、Alphacoin Fund等多家机构数千万战略投资。

有投资人表示,这一波通过投资交易所就能够赚快钱。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BIki交易所一个项目的上币费为15个比特币,按照11月6日比特币价格9425美元计算,一个项目上币费就接近100万。以Biki目前一日一币的上线速度,单收项目方费用一个月就可达3000万元。有些项目方就是冲着Biki的活跃社群和用户去的,认为上线之后能够收割一波。因此心甘情愿支付100万的上币费,最后却发现Biki交易所可能流量造假,收割用户不成,反被交易所收割。

Biki交易所CEO李显冬此前在朋友圈表示,Biki注册用户200万,日活跃用户13万,上线项目超150个, 5月份日交易金额就已经超过1亿美元。

据非小号APP显示,目前面向国内投资者的虚拟货币交易所有491家,但据某家海外交易所联合创始人向记者透露,实际虚拟货币交易所可能高达上万家。为躲避监管,这些虚拟货币交易所都选择将服务器转至海外,美名其曰全球虚拟货币交易所,但主要用户依然聚焦于国内投资者。

一位从某头部虚拟货币交易所离职的员工向记者表示,无论是币圈创业者还是机构,都挤破头想开交易所,主要基于以下几个原因:1、交易所处在币圈的核心位置,上可以问项目方收费,下可以向炒币者收手续费,左右可以做钱包、矿池、资本,属于币圈的顶层收割机;2、虚拟币交易所盈利模式是可以被证明的,用很小的团队撬开很大的资金量,从今年各类交易所层出不穷就可知道这个项目的受青睐程度;3、、虚拟交易所还能满足特定的需求,比如洗钱,承接项目筹集资金,但风险很大。不过,他也向记者表示,虚拟币交易所竞争异常激烈,流量基本被币安、火币、OKex把控,想从头部已有份额中夺得一杯羹并不容易。

李显冬也曾对外公开表达过相同意见,他认为整个行业处在非主流和主流共识的拐点上,而虚拟货币交易所是整个行业的基础设施和金融中心,是兵家必争之地,虚拟币交易所越大就越有话语权。

而Biki交易所之所以能被杜均看中,主要在于其社群用户以及社群营销。拼多多专注下沉市场获取用户的路子让李显冬看到了希望,李显冬将获客的目标投向了三四五线城市,并设立好激励的规则,比如每一个给Biki带来资源、新用户、新项目的人,都能获得Biki的奖励,也即“拉人头”。

11月10日,Biki社群志愿者发布了一张“Biki双十一狂欢节”的海报,旨在拉新人进群,其中赫然写到燃烧Biki,暴富100倍,分享海报到朋友圈,瓜分3000USDT等值THP、IFACE代币,矿池持仓7天VOL,20%年化收益。






而更为的夸张的是,有一些社群的志愿者在群里表示,“我已经做好了梭哈Biki的准备,本次梭哈将获得蚂蚁金服,腾讯,京东,美团,百度,360,新浪的战略投资。”以此来号召群员在Biki加大资金投入。

有志愿者向记者表示,通过“拉人头”方式,Biki迅速建立了100多个微信群,并且在群里分发每日即将上线的新币,让炒币者关注,然后通过“喊单员”(即币涨起来的时候在群里说信仰,跌下来的时候大声喊赶紧跑,被业内人戏称“韭菜催化剂”)对投资者进行心理干预。这种拉人、建群、喊单,推荐新币的模式像极了传销。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深入潜伏在Biki多个微信群里,发现其微信群成员,有不少僵尸粉,比如一个群里叫“放肆”的有几十个,叫“小可爱”的多达13个,叫“李晓琪”的有10个以上,且经常有人投放色情广告,微信群质量堪忧。


虚拟币交易平台暗藏巨大风险


据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Biki目前团队30多人,多为公关、运营和商务团队,技术团队全部外包,ChainUP(链上科技)为Biki的主要技术提供方。在团队人员只有30人左右情况下,一天一币的上新速度,Biki是否认真审核项目方的资质令人质疑。

如前所述,Biki交易所的上币项目多为无项目落地,无技术支撑,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

面对Biki上线类似VDS、HDS这种颇具争议的山寨币,李显冬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活下去才是王道,应该要包容创新。

对于Biki平台上的那些山寨币,9月20日,Biki联席CEO杜均在朋友圈公开表示,币安最早也是靠山寨币起家,3个月上线超过100个项目,这些项目原来都是聚币网、云币网等交易所的用户,由于2017年9月4日受到政策影响被关后,无处可去都去了币安,故事都是有轮回。






在Biki社群里,当记者问及如何才能在Biki交易所发币,要符合哪些资质时,有一位同样是做交易所的商务经理向记者表示,“资质都是虚的,如果你要上币,可以跟我合作,我们是新加坡BitSG交易平台,花钱就能上。”

上述商务经理继续称,一般要想在平台上币需要有一个商业逻辑搭建,即参考现有业务模式,分析企业优势和行业痛点,然后将其与区块链技术结合,设计一个能解决行业痛点的孵化方案;其次,撰写白皮书,有专门的模板;第三就是代币设计,发行多少由项目方决定;第四,品牌设计加上市场推广,通过区块链垂直自媒体进行轰炸式报道,社群对接,进行病毒式营销;第五,私募(基石轮),借助前期预热,通过线下路演,向已经确定的私募投资方根据代币分配方案进行基石轮融资,然后在通过社群代投方式向公众融资;最后根据项目方需求推荐交易所上币交易,实现币值流通,甚至还有专业的币值管理,也就是币圈所说的坐庄。

不仅是上币质量堪忧,虚拟货币交易所全部都涉及到场外交易(OTC),即炒币者先在场外用人民币购买USDT(稳定币,可以和美元进行1:1兑换),然后再利用USDT去购买虚拟币。






符德坤向记者表示,虚拟货币交易所之所以推出OTC功能,就是为了绕开监管,吸引投资者入场,但这样的交易会导致监管难度加大,同样还涉及到洗黑钱。场外交易用户更容易脱离平台私下交易,导致资金流向难以追踪,这种潜在风险不容忽视。绝大多数交易所是目前币圈乱象的根源和毒瘤,是重灾区,应该重点监管。


打着区块链幌子的币圈乱象亟需监管


11月4日,一家号称“炒币神器”的BISS币市交易所(简称“”BISS)在网站发布公告称,“目前BISS部分业务负责人正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工作,调查结束后,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恢复正常业务。”

据业内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BISS运营公司名为北京速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速子科技”),其实际控制人及高管、部分员工在10月30日被警方带走调查,目前被调查原因主要是涉嫌诈骗以及洗钱。

与大多数虚拟币交易所业务模式一样,BISS同样依靠上币费,交易手续费,发行平台币实现盈利。此外,BISS还涉及到炒股交易,根据BISS网站介绍,其开通了币股交易,即用户可通过法币兑换USDT完成充值,从而在平台上来购买美股,相当于利用USDT国际流通的特性购买国际股票,却绕开了外汇管制。






大成律师事务所朱宝律师向记者表示,币市的币股交易本身就属于违法,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构成非法经营罪,其次,我国对外汇实行强制管理制度,即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我国境内从事外汇买卖,结汇业务,必须获得国家外汇管理部门的许可并在指定场所进行,而币股交易模式已经触及了外汇管制这条底线,涉嫌变相实现用人民币不限额的兑换美元。

朱宝向记者表示,除了BISS被立案调查以外,其他在运营的虚拟币交易平台也可能涉嫌违规经营,随着监管方的清理整顿,虚拟货币交易所行业也将面临严监管。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滨江学院企业教授、中国自动化学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委员刘峰认为,当前虚拟货币交易所门槛很低,仅需一个交易所源码,注册服务器部署,然后买个域名即可,这种交易所实质上只能算是一个网站,而这种非法网站数量可能达上万家。

“当前市场对区块链技术有所误解,片面地与比特币、虚拟币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上,哪怕是央行所说的数字货币也不等于虚拟货币,而是一种有国家背书的电子货币,简单说,是人民币纸钞的数字化,需要独特的数字钱包来存储央行数字。”火讯财经创始人龙典向记者表示。

近期《人民日报》刊文指出,区块链创新不等于炒作数字货币,应防止利用区块链炒作空气币,由此可见,官方态度非常明确。

对于炒币、发币行为,香港证监会态度同样明确。11月6日,香港证监会发布公告表示,在香港任何交易平台或人士若在未获得牌照或认可的情况下发售虚拟资产期货合约或为虚拟资产期货合约提供交易服务,均可能违反《证券及期货条例》。证监会也不会就经营有关虚拟货币的交易批出牌照或认可,即在香港设立虚拟交易所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一经定罪,将会受到刑事制裁。

值得一提的是,区块链技术目前最大的落地应用场景依然是比特币,符德坤认为,区块链技术发展至今已有10年之久,但是在应用场景的落地上相对薄弱,主要原因在于监管滞后,投机盛行,以及产业环境不成熟,传统产业跟不上都是区块链技术发展面临的瓶颈,但区块链技术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等特性将为实体经济带来生产关系上的实质变革。

关于如何对区块链进行监管,避免其成为下一个P2P,熵链科技创始人陈意斌向记者表示,目前监管存在的问题主要是监管主体责任未明确,比如具体由哪个部门来对区块链进行监管,因为区块链涉及到多个领域的应用,所以监管主体责任不明确,地方部门很难开展监管工作。短期内,政府应该会更多正向引导区块链技术创新与应用发展,对于区块链行业的各种乱象,政府也会很重视,只是何时像整顿P2P一样还未有明确时间表。

国研智库创新科学园副总经理高宏认为,在区块链监管方面,管理缺失和过度监管都会影响其创新发展,因此沙河监管应该是行之有效的,即重点示范,开展政府管理试点,围绕核心企业或核心应用场景开展企业或行业级试点。

赛迪区块链研究院院长刘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应该积极探索和制定区块链技术及应用的行业管理办法和安全监督机制体系,加强对敏感行业应用的监督与管理,比如针对数字货币中数字身份管理,数字资产存储与兑换法则,经营牌照,业务范围,信息披露,跨境资本管理等内容,加快相关法律和监管政策制定。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李想 查看全部
bubble.jpg


10月24日以来,区块链的热度急速升温。

尽管区块链技术≠虚拟币。然而却有不少项目方打着区块链的幌子行发币之事,已有一年多难觅踪影的虚拟币发币宣传再次卷土重来,越来越多新手入局;与此同时,种目繁多的虚拟币交易所开始复燃。

以Biki虚拟货币交易所(以下简称“Biki”)为例,其靠着类似拼多多的模式,狂上线“空气币”和“拉人头”,专注下沉市场,从币圈头部交易所(火币、币安、OKex)手中夺得一杯羹。2018年6月成立至今,Biki已经上线各种虚拟币逾150种,疯狂上币和发币速度让其备受争议。

根据证券时报记者深入了解,Biki的上币项目基本都是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所谓的白皮书更是漏洞百出。在Biki社群交流群里,有不少投资者向记者表示,基本上所有项目都是奔着“割韭菜”去的,Biki交易所与项目方共同围猎投资人,但想着一夜暴富的人太多了。“我们也知道可能被骗,但是就是抱着谁跑得快的心理,说不定能赚一波。”


空气币卷土重来


“今年以来随着比特币价格重新回升,币圈社群又开始活跃,最近发币的项目方越来越多,宣传还是以朋友圈、微信群等社群以及垂直自媒体为主,好像又回到 2017年的盛景,炒币暴富的鸡汤又开始了。”炒币者林先生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

与此同时,近一年来,众多号称可供全球投资者炒币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层出不穷,他们的服务器放置国外,公司注册地也在国外,但投资者却主要集中在国内。比如近来争议不断的Biki。

该交易所总部位于新加坡,前火币联合创始人、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个人投资Biki500万美元并担任联席CEO。自2018年6月成立至今,一年多的时间里发币超过150种。

记者在Biki社群看到,客服人员每天都会发送新的上币项目。10月28日-11月3日这一周的时间里,Biki上线了EVC、TUR、XQC、UNI、EIDOS、IOST、NEO、BTM、ONT等9种虚拟货币,每天至少都有1个新币上线。

而这些新上的虚拟币价格走势非常雷同,开盘即最高点,然后价格一路下跌,中途有投资者在群里发泄不满,认为自己被当韭菜收割的时候,价格会有所上调,然后继续波动向下。

比如10月31日新上线的TUR币(角塔币),上线第二天就跌破发行价。有投资者向记者表示,“TUR私募(币圈私募是一种投资加密货币项目的方式,也是加密货币创始人为筹集资金的一种方式)时的价格4毛一个,于是买进去,上线第二天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收割,11月2日已经跌倒1毛左右。”截至11月10日记者发稿,TUR价格显示为0.00786美元(约人民币5分钱)。“基本上没有价值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归零,没人托底,庄家割了一波就跑了。”该投资者说。

biki1.jpg


TUR币白皮书显示,Turret(角塔链)是一个利用区块链技术打破全球商业壁垒,实现经济自由化流通的生态公链(所谓公链,即链条上所有节点向公众开放,人人都可以参与其中,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旨在为全球经济自由化流通,搭建一个便捷、高速、高容量、无障碍的金融基础设施,促进全球经济自由流通和快速发展。

但是,如果真的能够促进经济自由流通,为何全球金融机构弃而不用?从商业逻辑来看,白皮书的内容几乎无法自圆其说。

biki2.jpg


而这只是Biki上币项目乱象的冰山一角,其中还有不少诸如VDS、HDS、KTN等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支撑 “空气币”。

Biki CEO李显冬其朋友圈大肆炫耀的明星项目VDS,总发行量21亿枚,集资额逾13亿人民币。李显冬称其日真实成交量超过2000万人民币。

biki3.jpg


VDS主要交易手段是用比特币兑换VDS币,从VDS的走势来看,这番兑换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似乎并不划算。

biki4.jpg


VDS在Biki上线之后经过短暂的猛涨,触及12美元高点后便急速下调。截至11月6日,VDS价格显示为0.7017美元(约人民币4.877元),累计跌幅最高达94%。

biki5.jpg


VDS在白皮书中是如此介绍自己,VDS所做的是在分布式匿名节点上重建一个全新的、开放性互联网,这将引领我们去往一个前所未有的自由空间,V-Dimension(五次元空间)。其项目理念就是通过财富自由、言论自由、创新自由、网络自由乃至思想自由从而实现整个人类社会的自由。

biki6.jpg


Biki上线的另一虚拟币HDS币,甚至在项目白皮书中公然写到,“您承认,理解并同意HDS可能没有价值,HDS没有保证或代表价值或流动性,HDS不用于投机性投资”来为自己免责,合共32页的白皮书详细介绍的商业模式却无一款具体的产品。

biki7.jpg


根据Biki交易所行情软件显示,HDS目前价格基本归为零,为0.0001美元,价格走势同样是上线初期拉升一波后,就再无支撑,自由落体。

biki8.png


不止是新秀交易所Biki上币速度令人咂舌,头部虚拟币交易所火币全球的新币上线也有所提速。虽不如Biki,但也能做到平均2-3天上线一种新币。

biki9.png


以太坊社区中国成员、CoinWord共创发起人符德坤向记者表示,打着区块链幌子发行代币的骗局,跟区块链技术没有关系。事实上,目前真正的区块链项目本来就少,假借区块链项目的发币骗局对行业发展影响非常大,应该对其进行整顿。

大成律师事务所朱宝律师向记者表示,在国内,所有发币行为其实都属于违规。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的“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资本进入,虚拟币交易所再次活跃


2017年9月4日,一行三会,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七部委联合出手叫停ICO融资。此后,国内ICO一度销声匿迹,几大交易所纷纷将服务器转至海外,云币网、聚币网等平台关闭。

随着比特币行情回暖,沉寂已久的币圈今年以来明显活跃。资本方携带资金涌入虚拟货币交易所。比如今年3月份,杜均通过节点资本投资Biki交易所约500万美元,杜均表示,今年第二季度Biki收入超过1亿美元,节点资本账面回报超过100倍,投资虚拟币交易所的回报可想而知。

今年9月份,杜均又投资了3家交易所,其在朋友圈表示,A平台的交易模式很奇葩,上线1个月,每天15万美元的手续费,B平台上线3个月,目前社区合伙人300人,本月收入250万,C平台主要走合规路线,拿了东南亚某佛系国家的牌照,含金量还不低。10月份,杜均朋友圈发布消息称,又投资了一个新兴交易平台BBKX.COM。

biki10.jpg


此外另一家知名度较高的币市(BISS)交易所也获得大都会资本、真格基金、经纬中国、策源创投、涅槃资本、Alphacoin Fund等多家机构数千万战略投资。

有投资人表示,这一波通过投资交易所就能够赚快钱。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BIki交易所一个项目的上币费为15个比特币,按照11月6日比特币价格9425美元计算,一个项目上币费就接近100万。以Biki目前一日一币的上线速度,单收项目方费用一个月就可达3000万元。有些项目方就是冲着Biki的活跃社群和用户去的,认为上线之后能够收割一波。因此心甘情愿支付100万的上币费,最后却发现Biki交易所可能流量造假,收割用户不成,反被交易所收割。

Biki交易所CEO李显冬此前在朋友圈表示,Biki注册用户200万,日活跃用户13万,上线项目超150个, 5月份日交易金额就已经超过1亿美元。

据非小号APP显示,目前面向国内投资者的虚拟货币交易所有491家,但据某家海外交易所联合创始人向记者透露,实际虚拟货币交易所可能高达上万家。为躲避监管,这些虚拟货币交易所都选择将服务器转至海外,美名其曰全球虚拟货币交易所,但主要用户依然聚焦于国内投资者。

一位从某头部虚拟货币交易所离职的员工向记者表示,无论是币圈创业者还是机构,都挤破头想开交易所,主要基于以下几个原因:1、交易所处在币圈的核心位置,上可以问项目方收费,下可以向炒币者收手续费,左右可以做钱包、矿池、资本,属于币圈的顶层收割机;2、虚拟币交易所盈利模式是可以被证明的,用很小的团队撬开很大的资金量,从今年各类交易所层出不穷就可知道这个项目的受青睐程度;3、、虚拟交易所还能满足特定的需求,比如洗钱,承接项目筹集资金,但风险很大。不过,他也向记者表示,虚拟币交易所竞争异常激烈,流量基本被币安、火币、OKex把控,想从头部已有份额中夺得一杯羹并不容易。

李显冬也曾对外公开表达过相同意见,他认为整个行业处在非主流和主流共识的拐点上,而虚拟货币交易所是整个行业的基础设施和金融中心,是兵家必争之地,虚拟币交易所越大就越有话语权。

而Biki交易所之所以能被杜均看中,主要在于其社群用户以及社群营销。拼多多专注下沉市场获取用户的路子让李显冬看到了希望,李显冬将获客的目标投向了三四五线城市,并设立好激励的规则,比如每一个给Biki带来资源、新用户、新项目的人,都能获得Biki的奖励,也即“拉人头”。

11月10日,Biki社群志愿者发布了一张“Biki双十一狂欢节”的海报,旨在拉新人进群,其中赫然写到燃烧Biki,暴富100倍,分享海报到朋友圈,瓜分3000USDT等值THP、IFACE代币,矿池持仓7天VOL,20%年化收益。

biki11.jpg


而更为的夸张的是,有一些社群的志愿者在群里表示,“我已经做好了梭哈Biki的准备,本次梭哈将获得蚂蚁金服,腾讯,京东,美团,百度,360,新浪的战略投资。”以此来号召群员在Biki加大资金投入。

有志愿者向记者表示,通过“拉人头”方式,Biki迅速建立了100多个微信群,并且在群里分发每日即将上线的新币,让炒币者关注,然后通过“喊单员”(即币涨起来的时候在群里说信仰,跌下来的时候大声喊赶紧跑,被业内人戏称“韭菜催化剂”)对投资者进行心理干预。这种拉人、建群、喊单,推荐新币的模式像极了传销。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深入潜伏在Biki多个微信群里,发现其微信群成员,有不少僵尸粉,比如一个群里叫“放肆”的有几十个,叫“小可爱”的多达13个,叫“李晓琪”的有10个以上,且经常有人投放色情广告,微信群质量堪忧。


虚拟币交易平台暗藏巨大风险


据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Biki目前团队30多人,多为公关、运营和商务团队,技术团队全部外包,ChainUP(链上科技)为Biki的主要技术提供方。在团队人员只有30人左右情况下,一天一币的上新速度,Biki是否认真审核项目方的资质令人质疑。

如前所述,Biki交易所的上币项目多为无项目落地,无技术支撑,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

面对Biki上线类似VDS、HDS这种颇具争议的山寨币,李显冬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活下去才是王道,应该要包容创新。

对于Biki平台上的那些山寨币,9月20日,Biki联席CEO杜均在朋友圈公开表示,币安最早也是靠山寨币起家,3个月上线超过100个项目,这些项目原来都是聚币网、云币网等交易所的用户,由于2017年9月4日受到政策影响被关后,无处可去都去了币安,故事都是有轮回。

biki12.jpg


在Biki社群里,当记者问及如何才能在Biki交易所发币,要符合哪些资质时,有一位同样是做交易所的商务经理向记者表示,“资质都是虚的,如果你要上币,可以跟我合作,我们是新加坡BitSG交易平台,花钱就能上。”

上述商务经理继续称,一般要想在平台上币需要有一个商业逻辑搭建,即参考现有业务模式,分析企业优势和行业痛点,然后将其与区块链技术结合,设计一个能解决行业痛点的孵化方案;其次,撰写白皮书,有专门的模板;第三就是代币设计,发行多少由项目方决定;第四,品牌设计加上市场推广,通过区块链垂直自媒体进行轰炸式报道,社群对接,进行病毒式营销;第五,私募(基石轮),借助前期预热,通过线下路演,向已经确定的私募投资方根据代币分配方案进行基石轮融资,然后在通过社群代投方式向公众融资;最后根据项目方需求推荐交易所上币交易,实现币值流通,甚至还有专业的币值管理,也就是币圈所说的坐庄。

不仅是上币质量堪忧,虚拟货币交易所全部都涉及到场外交易(OTC),即炒币者先在场外用人民币购买USDT(稳定币,可以和美元进行1:1兑换),然后再利用USDT去购买虚拟币。

biki13.png


符德坤向记者表示,虚拟货币交易所之所以推出OTC功能,就是为了绕开监管,吸引投资者入场,但这样的交易会导致监管难度加大,同样还涉及到洗黑钱。场外交易用户更容易脱离平台私下交易,导致资金流向难以追踪,这种潜在风险不容忽视。绝大多数交易所是目前币圈乱象的根源和毒瘤,是重灾区,应该重点监管。


打着区块链幌子的币圈乱象亟需监管


11月4日,一家号称“炒币神器”的BISS币市交易所(简称“”BISS)在网站发布公告称,“目前BISS部分业务负责人正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工作,调查结束后,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恢复正常业务。”

据业内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BISS运营公司名为北京速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速子科技”),其实际控制人及高管、部分员工在10月30日被警方带走调查,目前被调查原因主要是涉嫌诈骗以及洗钱。

与大多数虚拟币交易所业务模式一样,BISS同样依靠上币费,交易手续费,发行平台币实现盈利。此外,BISS还涉及到炒股交易,根据BISS网站介绍,其开通了币股交易,即用户可通过法币兑换USDT完成充值,从而在平台上来购买美股,相当于利用USDT国际流通的特性购买国际股票,却绕开了外汇管制。

biki14.jpg


大成律师事务所朱宝律师向记者表示,币市的币股交易本身就属于违法,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构成非法经营罪,其次,我国对外汇实行强制管理制度,即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我国境内从事外汇买卖,结汇业务,必须获得国家外汇管理部门的许可并在指定场所进行,而币股交易模式已经触及了外汇管制这条底线,涉嫌变相实现用人民币不限额的兑换美元。

朱宝向记者表示,除了BISS被立案调查以外,其他在运营的虚拟币交易平台也可能涉嫌违规经营,随着监管方的清理整顿,虚拟货币交易所行业也将面临严监管。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滨江学院企业教授、中国自动化学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委员刘峰认为,当前虚拟货币交易所门槛很低,仅需一个交易所源码,注册服务器部署,然后买个域名即可,这种交易所实质上只能算是一个网站,而这种非法网站数量可能达上万家。

“当前市场对区块链技术有所误解,片面地与比特币、虚拟币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上,哪怕是央行所说的数字货币也不等于虚拟货币,而是一种有国家背书的电子货币,简单说,是人民币纸钞的数字化,需要独特的数字钱包来存储央行数字。”火讯财经创始人龙典向记者表示。

近期《人民日报》刊文指出,区块链创新不等于炒作数字货币,应防止利用区块链炒作空气币,由此可见,官方态度非常明确。

对于炒币、发币行为,香港证监会态度同样明确。11月6日,香港证监会发布公告表示,在香港任何交易平台或人士若在未获得牌照或认可的情况下发售虚拟资产期货合约或为虚拟资产期货合约提供交易服务,均可能违反《证券及期货条例》。证监会也不会就经营有关虚拟货币的交易批出牌照或认可,即在香港设立虚拟交易所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一经定罪,将会受到刑事制裁。

值得一提的是,区块链技术目前最大的落地应用场景依然是比特币,符德坤认为,区块链技术发展至今已有10年之久,但是在应用场景的落地上相对薄弱,主要原因在于监管滞后,投机盛行,以及产业环境不成熟,传统产业跟不上都是区块链技术发展面临的瓶颈,但区块链技术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等特性将为实体经济带来生产关系上的实质变革。

关于如何对区块链进行监管,避免其成为下一个P2P,熵链科技创始人陈意斌向记者表示,目前监管存在的问题主要是监管主体责任未明确,比如具体由哪个部门来对区块链进行监管,因为区块链涉及到多个领域的应用,所以监管主体责任不明确,地方部门很难开展监管工作。短期内,政府应该会更多正向引导区块链技术创新与应用发展,对于区块链行业的各种乱象,政府也会很重视,只是何时像整顿P2P一样还未有明确时间表。

国研智库创新科学园副总经理高宏认为,在区块链监管方面,管理缺失和过度监管都会影响其创新发展,因此沙河监管应该是行之有效的,即重点示范,开展政府管理试点,围绕核心企业或核心应用场景开展企业或行业级试点。

赛迪区块链研究院院长刘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应该积极探索和制定区块链技术及应用的行业管理办法和安全监督机制体系,加强对敏感行业应用的监督与管理,比如针对数字货币中数字身份管理,数字资产存储与兑换法则,经营牌照,业务范围,信息披露,跨境资本管理等内容,加快相关法律和监管政策制定。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李想

Multicoin:BNB 依然被低估,币安正在成为全球开放金融体系的核心

观点blockbeats 发表了文章 • 2019-11-08 17:27 • 来自相关话题

披露:Multicoin 已经制定、维护和执行相关的书面政策和程序,以识别和管理文章与投资活动有关的利益冲突。Multicoin Capital 拥有 BNB 代币。Multicoin Capital 对本报告中所列资产在公开发布后 3 天内(「无交易期」)遵守「无交易政策」。



今年早些时候,我们发表了一篇关于币安和币安币 (Binance Coin, $BNB) 的分析,这是我们几个月研究和努力的成果。从那以后,我们一直密切关注着这家公司如何以惊人的速度持续增长。对于只是蜻蜓点水般偶尔关心币安进展的观察人士,可以通过 Reid Hoffman 在《闪电式扩张》(Blitzscaling) 中的这段话来解释币安的快速增长:

「当一个市场面临着争夺时,风险并非无效——风险在于只看到了安全。如果你领先了,效率不是那么重要;如果你落后了,效率就完全无关紧要。多年来,许多人一直批评亚马逊在没有持续盈利的情况下消耗资本的战略,但亚马逊可能很满意,因为它的「低效」帮助它赢得了几个关键市场——在线零售、电子书和云计算等等。

当你进行闪电式扩张时,即使你的信心水平远低于 100%,你也会有意识地做出决定并全力以赴。你接受做出错误决定的风险,并愿意为运营效率显著低下付出代价,以此换取更快行动的能力。这些风险和代价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动作过于缓慢带来的风险和代价尤甚。」

Reid Hoffman,领英 (Linkedin) 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闪电式扩张》(pp24-25)。

在区块链行业中,币安的执行力度比其他任何公司都要大。举一例证明:仅在第三季度,币安就迅速推出了 12 个重要产品/项目,超过了所有其他「10 大」交易所(Coinbase、Kraken、Bitfinex、Poloniex、Bittrex、Gemini、Bitstamp、itBit 和 bitFlyer)的总和。

虽然这些产品和项目本身都很重要,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将视野放远,把它们整合在一起。而币安正在战略性地构建某种比加密货币交易所要广大得多的东西:他们正在构建金融的未来。我们认为,市场尚未完全理解这一战略的目标。币安不再仅仅是一家交易所,而且它也将不仅仅是一家公司。

币安正在勉力成为全球开放金融体系的核心。从历史上看,币安只是一个加密货币现货交易所,而它现在它在一个生态系统中提供期货、保证金、贷款和期权产品——并且还将继续发展,提供许多目前由传统金融系统提供的产品。虽然币安提供的产品的广度已经达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但它们才刚刚开始。

这种策略已经成功地催生出其他实体无法比拟的、新颖而独特的交叉销售能力。例如,币安将允许交易人员利用他们在币安账户上的余额来维持跨期货、期权和保证金交易的担保要求。除此之外,币安现在会自动代用户将资产质押,并将收益分配给他们。这鼓励用户将资产托管在币安上,并解锁了快速交易这些资产的能力,而无需将其解质押并汇入某个交易所。这推动了币安交易所上更多的流动性和更多的资产托管,这反过来又驱动了更大的网络效应。

通过结合质押、交叉保证金、自己的基于区块链的 DEX 和一个原生生态系统代币,币安正在创造以前从未曾有过的新型网络效应。

Kyle 最近在《交易所即开放金融》一文中探索了交易所即将推出的一些未来的开放金融产品。正如他在那篇文章中提到的(如果你还没有读过,请先阅读那篇),我们有理由期待币安提供附息存款账户、支付渠道(包括信用卡/借记卡)以及传统银行系统提供的其他服务。

互联网和现代消费者行为正在推动金融服务业的重新整合。从这个角度看,币安实际上是在与诸如 Betterment 这样的智能投资顾问、TransferWise 这样的汇款公司以及诸如 Robinhood 这样的证券公司竞争,力图成为未来的新银行。甚至像优步 (Uber) 这样的公司也加入了竞争。

这些新银行将利用它们在狭窄的金融服务中赢得的信誉,向作为传统银行核心业务的高利润服务领域扩张,比如存款账户和支付解决方案。

由于金融服务的强劲规模回报,我们预计未来最大的新银行将被设计为服务于尽可能广泛的市场。能够在抗审查的支付轨道上开展国际业务,这极大地扩展了币安的市场,使其相对于其他新银行拥有巨大的竞争优势。

币安所从事的,不仅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市场的闪电战,也是整个全球新银行市场的闪电战。

在我们关于币安的后续报告中,我们探讨了该公司在加密市场的主导地位,以及他们如何扩展他们的产品。我们还讨论了 BNB 的价值捕获、加密交易所的竞争格局,以及为什么我们认为 BNB 在当前价格上被严重低估。 查看全部
binance-bnb-price.jpg


披露:Multicoin 已经制定、维护和执行相关的书面政策和程序,以识别和管理文章与投资活动有关的利益冲突。Multicoin Capital 拥有 BNB 代币。Multicoin Capital 对本报告中所列资产在公开发布后 3 天内(「无交易期」)遵守「无交易政策」。




今年早些时候,我们发表了一篇关于币安和币安币 (Binance Coin, $BNB) 的分析,这是我们几个月研究和努力的成果。从那以后,我们一直密切关注着这家公司如何以惊人的速度持续增长。对于只是蜻蜓点水般偶尔关心币安进展的观察人士,可以通过 Reid Hoffman 在《闪电式扩张》(Blitzscaling) 中的这段话来解释币安的快速增长:

「当一个市场面临着争夺时,风险并非无效——风险在于只看到了安全。如果你领先了,效率不是那么重要;如果你落后了,效率就完全无关紧要。多年来,许多人一直批评亚马逊在没有持续盈利的情况下消耗资本的战略,但亚马逊可能很满意,因为它的「低效」帮助它赢得了几个关键市场——在线零售、电子书和云计算等等。

当你进行闪电式扩张时,即使你的信心水平远低于 100%,你也会有意识地做出决定并全力以赴。你接受做出错误决定的风险,并愿意为运营效率显著低下付出代价,以此换取更快行动的能力。这些风险和代价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动作过于缓慢带来的风险和代价尤甚。」

Reid Hoffman,领英 (Linkedin) 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闪电式扩张》(pp24-25)。

在区块链行业中,币安的执行力度比其他任何公司都要大。举一例证明:仅在第三季度,币安就迅速推出了 12 个重要产品/项目,超过了所有其他「10 大」交易所(Coinbase、Kraken、Bitfinex、Poloniex、Bittrex、Gemini、Bitstamp、itBit 和 bitFlyer)的总和。

虽然这些产品和项目本身都很重要,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将视野放远,把它们整合在一起。而币安正在战略性地构建某种比加密货币交易所要广大得多的东西:他们正在构建金融的未来。我们认为,市场尚未完全理解这一战略的目标。币安不再仅仅是一家交易所,而且它也将不仅仅是一家公司。

币安正在勉力成为全球开放金融体系的核心。从历史上看,币安只是一个加密货币现货交易所,而它现在它在一个生态系统中提供期货、保证金、贷款和期权产品——并且还将继续发展,提供许多目前由传统金融系统提供的产品。虽然币安提供的产品的广度已经达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但它们才刚刚开始。

这种策略已经成功地催生出其他实体无法比拟的、新颖而独特的交叉销售能力。例如,币安将允许交易人员利用他们在币安账户上的余额来维持跨期货、期权和保证金交易的担保要求。除此之外,币安现在会自动代用户将资产质押,并将收益分配给他们。这鼓励用户将资产托管在币安上,并解锁了快速交易这些资产的能力,而无需将其解质押并汇入某个交易所。这推动了币安交易所上更多的流动性和更多的资产托管,这反过来又驱动了更大的网络效应。

通过结合质押、交叉保证金、自己的基于区块链的 DEX 和一个原生生态系统代币,币安正在创造以前从未曾有过的新型网络效应。

Kyle 最近在《交易所即开放金融》一文中探索了交易所即将推出的一些未来的开放金融产品。正如他在那篇文章中提到的(如果你还没有读过,请先阅读那篇),我们有理由期待币安提供附息存款账户、支付渠道(包括信用卡/借记卡)以及传统银行系统提供的其他服务。

互联网和现代消费者行为正在推动金融服务业的重新整合。从这个角度看,币安实际上是在与诸如 Betterment 这样的智能投资顾问、TransferWise 这样的汇款公司以及诸如 Robinhood 这样的证券公司竞争,力图成为未来的新银行。甚至像优步 (Uber) 这样的公司也加入了竞争。

这些新银行将利用它们在狭窄的金融服务中赢得的信誉,向作为传统银行核心业务的高利润服务领域扩张,比如存款账户和支付解决方案。

由于金融服务的强劲规模回报,我们预计未来最大的新银行将被设计为服务于尽可能广泛的市场。能够在抗审查的支付轨道上开展国际业务,这极大地扩展了币安的市场,使其相对于其他新银行拥有巨大的竞争优势。

币安所从事的,不仅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市场的闪电战,也是整个全球新银行市场的闪电战。

在我们关于币安的后续报告中,我们探讨了该公司在加密市场的主导地位,以及他们如何扩展他们的产品。我们还讨论了 BNB 的价值捕获、加密交易所的竞争格局,以及为什么我们认为 BNB 在当前价格上被严重低估。

为什么韩国一线交易所的比特币交易量难以恢复?

市场longhash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5 17:09 • 来自相关话题

作为拥有日交易量排名第三的加密交易所的国家(仅次于美国和日本),韩国的加密交易活动自 2018 年以来就开始急剧下降。

2017 年 12 月,当韩国对加密货币的需求达到新高时,由于投资者的资金争相涌入该资产类别,甚至出现了所谓的“泡菜溢价(Kimchi Premium)”。比特币在韩国市场的溢价飙升至 54% 。

自那之后,韩国政府发布了两项主要政策,包括禁止外国人在韩交易加密货币以及要求交易所执行严格的 KYC 流程,使韩国市场再次趋于稳定。

但是,现在,韩国最大的几家加密交易所的日交易量都出现了显著下降的情况。这种情况表明币价不景气,市场需求陷入停滞,人们对该资产类别的整体兴趣不高。举例来说,自 2018 年 10 月以来,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Bithumb(还有 UPbit )的日成交量下跌了 83% ,从 120 万 BTC 减少到了 20 万 BTC 。

当然,这种下跌并不仅仅只是韩国独有的现象。在包括 Coinbase,BitMEX 和 Bitfinex 在内的主要交易所内,比特币的价格距其最高点 19961 美元都下跌了约 55% ,而其他包括以太坊和 XRP 在内的主要山寨币兑美元价格已经下跌了 85% 至 97% 。


韩国比特币交易所成交量下跌背后的原因


韩国三大交易所的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交易量下跌的主要因素似乎是:加密货币交易监管框架含糊不清,2018 年 1 月比特币价格的突然暴跌,以及山寨币价格的大幅下跌。

在牛市的顶峰时期,韩国的中产阶级陷入了狂热的投资情绪。对于部分千禧一代和许多中产阶级投资者来说,加密货币是该国房地产繁荣之后又一次一夜暴富的希望。当市场进入下跌通道时,普通人在对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进行风险投资后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韩国政府令人困惑的官方立场当然也于事无补。2018 年 1 月,前司法部长朴相基表示将禁止加密货币交易所内的本国交易。

朴相基表示:

    “人们对虚拟货币非常担忧,基本上司法部正在制定一项法案,以禁止通过交易所进行加密货币交易。”


韩国财政部长随后表示,不会有这样的禁令,并表示韩国正逐渐朝着规范该领域并使加密货币交易所合法化的方向前进,令投资者对政府的官方立场困惑不已。

然而,成交量的下跌在一定程度上也与交易所层面的争议有关系。虽然 Bithumb 和 UPbit 都是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成交量大幅领先,但是 UPbit 通过支持韩国的大多数银行,已经能够持续地为更广大的投资者和交易者提供服务。

相比之下,Bithumb 则与名为韩国农协银行(Nonghyup)的大型银行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仅支持通过农协银行执行的韩元存取款。

从理论上讲,由于 UPbit 支持韩国各家的主要银行,其成交量应该比Bithumb大得多。在过去六个月中,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从今年 2 月到 8 月,UPbit 的交易量超过了Bithumb,尤其是4月到7月的三个月,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创下了略低于 14000 美元的年度新高。

UPbit 交易量在 2018 年下半年突然下跌似乎是由于检察官办公室针对对该公司涉嫌欺诈交易和洗钱进行的调查。2018 年 5 月,韩国检察官办公室根据一系列指控发起了突击调查。2018 年底,UPbit 的交易活动下跌了近 80%。

12 月,检察官办公室针对该交易所的四名前利益相关者提起诉讼,一定程度上结束了关于该公司的调查,此后,UPbit 的表现逐渐回弹。

2018 年 12 月,UPbit 团队表示:

    “本次调查案件与 9 月 24 日至 12 月 31 日(开放服务日期:10 月 24 日 )三个月期间的某些交易有关。当时我们公司正在准备且刚刚推出的 Upbit 服务。所有在那段时期之后在 Upbit 交易所发生的交易都与这次调查无关。

    经过八个月的调查,我们公司已就此案向检察官办公室做出了诚恳的解释。Upbit 并没有进行洗钱(内部对冲),虚构订单(流动性供给)或欺诈性交易。公司并没有用非公司所有的加密货币进行交易,也没有让员工从这种交易中受益。”


UPbit 由 Dunamu 公司运营,该公司与 Kakao 有着紧密的联系,因为它运营着始终保持该国一线交易所地位的 KakaoStock。检察机关对 UPbit 高调的调查很可能是在调查启动时导致本地投资者对支持该资产类别的基础设施信心下降的助燃剂。


交易量还能恢复吗?
 

自 2018 年以来,在本国一些最大的银行的支持下,韩国出现了新一波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例如,Gopax 得到了该国第二大商业银行新韩银行的支持,并向新韩银行的账户所有人提供几乎即时的提现服务。

随着加密货币交易所基础设施的改善和银行服务透明度的提高,投资者的信心可能会在长期逐渐恢复。

在 G7 集团和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相继发布指导方针后,韩国也一直在努力为加密货币交易所和投资者建立更清晰的框架,为企业创造更加稳定的环境。

韩国的金融当局选择了遵守 FATF 的准则,并要求受监管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遵守 G7 集团的金融监管机构提出的要求。

FATF 向被视为“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的公司提出的许多要求中有两项是,终止匿名加密货币的交易以及落实更严格的 KYC 体系以防止洗钱。

FATF 表示:

    “ FATF 认识到有必要适当缓解与虚拟资产活动有关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风险,因此制定了更详细的操作要求,以有效地监督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


韩国的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包括 Bithumb,UPbit 和 Korbit,都主要遵循了 2019 年 2 月 FATF 全体会议上制定的指导方针。

UPbit 在 2019 年 9 月表示已终止了侧重隐私的加密货币的交易,以遵守 FATF 的指南。Korbit 还禁止了 Monero 和其他的匿名加密货币的交易,但 Monero 在 Bithumb 上还有一个韩元交易对。


韩国交易所版图将发生变化


Bithumb 也遇到了问题。据当地报道,由于 BXA 财团对 Bithumb 的收购遇到了障碍,Bithumb 可能会随着其前任联合首席执行官的另一个收购案而经历重组。

ZDNet Korea 报道称,2018 年 10 月,BXA 财团同意以 3.45 亿美元的估值收购 BTC Holding Company(Bithumb)51% 的股份。BXA 财团支付了 3.45 亿美元中的约 1.12 亿美元,并将剩余金额的支付延迟到 9 月 30 日。然而该公司未能在约定的日期之前完成交易。如果 Bithumb 的前联合首席执行官 Kim Jae-wook 完成悬而未决的交易,他的公司 Vidente 将持有 Bithumb 的 32.74% 的股份,并成为最大股东。

这意味着,考虑到 Bithumb 和 UPbit 所经历的一系列意外事件,例如Bithumb 与 BXA Consortium 的收购案被爆陷入困境难以完成以及 UPbit 去年经历的调查,尽管这两家交易所目前依旧占据优势,其他交易所也有机会去争夺韩国加密交易所市场的头把交椅。


韩国可能仍然是一个主要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市场


根据 Coinhills 发布的数据,韩元在比特币对国家货币交易中名列第三,占全球比特币市场的 3.05%。

随着政府努力建立明确的监管框架,在地区政府的支持下,韩国加密货币市场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不断扩大。

釜山,韩国的一座都市,以及济州特别自治道,都为区块链和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公司建立了特别经济区,以发展当地的加密货币产业。

因此,尽管韩国一线交易所的加密货币日交易量出现了明显下降,但在政府的支持下,韩国的加密货币市场仍可能保持其在亚洲市场的核心地位。 查看全部
20191115104558N7uj.jpeg


作为拥有日交易量排名第三的加密交易所的国家(仅次于美国和日本),韩国的加密交易活动自 2018 年以来就开始急剧下降。

2017 年 12 月,当韩国对加密货币的需求达到新高时,由于投资者的资金争相涌入该资产类别,甚至出现了所谓的“泡菜溢价(Kimchi Premium)”。比特币在韩国市场的溢价飙升至 54% 。

自那之后,韩国政府发布了两项主要政策,包括禁止外国人在韩交易加密货币以及要求交易所执行严格的 KYC 流程,使韩国市场再次趋于稳定。

但是,现在,韩国最大的几家加密交易所的日交易量都出现了显著下降的情况。这种情况表明币价不景气,市场需求陷入停滞,人们对该资产类别的整体兴趣不高。举例来说,自 2018 年 10 月以来,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Bithumb(还有 UPbit )的日成交量下跌了 83% ,从 120 万 BTC 减少到了 20 万 BTC 。

当然,这种下跌并不仅仅只是韩国独有的现象。在包括 Coinbase,BitMEX 和 Bitfinex 在内的主要交易所内,比特币的价格距其最高点 19961 美元都下跌了约 55% ,而其他包括以太坊和 XRP 在内的主要山寨币兑美元价格已经下跌了 85% 至 97% 。


韩国比特币交易所成交量下跌背后的原因


韩国三大交易所的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交易量下跌的主要因素似乎是:加密货币交易监管框架含糊不清,2018 年 1 月比特币价格的突然暴跌,以及山寨币价格的大幅下跌。

在牛市的顶峰时期,韩国的中产阶级陷入了狂热的投资情绪。对于部分千禧一代和许多中产阶级投资者来说,加密货币是该国房地产繁荣之后又一次一夜暴富的希望。当市场进入下跌通道时,普通人在对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进行风险投资后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韩国政府令人困惑的官方立场当然也于事无补。2018 年 1 月,前司法部长朴相基表示将禁止加密货币交易所内的本国交易。

朴相基表示:


    “人们对虚拟货币非常担忧,基本上司法部正在制定一项法案,以禁止通过交易所进行加密货币交易。”



韩国财政部长随后表示,不会有这样的禁令,并表示韩国正逐渐朝着规范该领域并使加密货币交易所合法化的方向前进,令投资者对政府的官方立场困惑不已。

然而,成交量的下跌在一定程度上也与交易所层面的争议有关系。虽然 Bithumb 和 UPbit 都是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成交量大幅领先,但是 UPbit 通过支持韩国的大多数银行,已经能够持续地为更广大的投资者和交易者提供服务。

相比之下,Bithumb 则与名为韩国农协银行(Nonghyup)的大型银行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仅支持通过农协银行执行的韩元存取款。

从理论上讲,由于 UPbit 支持韩国各家的主要银行,其成交量应该比Bithumb大得多。在过去六个月中,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从今年 2 月到 8 月,UPbit 的交易量超过了Bithumb,尤其是4月到7月的三个月,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创下了略低于 14000 美元的年度新高。

UPbit 交易量在 2018 年下半年突然下跌似乎是由于检察官办公室针对对该公司涉嫌欺诈交易和洗钱进行的调查。2018 年 5 月,韩国检察官办公室根据一系列指控发起了突击调查。2018 年底,UPbit 的交易活动下跌了近 80%。

12 月,检察官办公室针对该交易所的四名前利益相关者提起诉讼,一定程度上结束了关于该公司的调查,此后,UPbit 的表现逐渐回弹。

2018 年 12 月,UPbit 团队表示:


    “本次调查案件与 9 月 24 日至 12 月 31 日(开放服务日期:10 月 24 日 )三个月期间的某些交易有关。当时我们公司正在准备且刚刚推出的 Upbit 服务。所有在那段时期之后在 Upbit 交易所发生的交易都与这次调查无关。

    经过八个月的调查,我们公司已就此案向检察官办公室做出了诚恳的解释。Upbit 并没有进行洗钱(内部对冲),虚构订单(流动性供给)或欺诈性交易。公司并没有用非公司所有的加密货币进行交易,也没有让员工从这种交易中受益。”



UPbit 由 Dunamu 公司运营,该公司与 Kakao 有着紧密的联系,因为它运营着始终保持该国一线交易所地位的 KakaoStock。检察机关对 UPbit 高调的调查很可能是在调查启动时导致本地投资者对支持该资产类别的基础设施信心下降的助燃剂。


交易量还能恢复吗?
 

自 2018 年以来,在本国一些最大的银行的支持下,韩国出现了新一波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例如,Gopax 得到了该国第二大商业银行新韩银行的支持,并向新韩银行的账户所有人提供几乎即时的提现服务。

随着加密货币交易所基础设施的改善和银行服务透明度的提高,投资者的信心可能会在长期逐渐恢复。

在 G7 集团和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相继发布指导方针后,韩国也一直在努力为加密货币交易所和投资者建立更清晰的框架,为企业创造更加稳定的环境。

韩国的金融当局选择了遵守 FATF 的准则,并要求受监管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遵守 G7 集团的金融监管机构提出的要求。

FATF 向被视为“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的公司提出的许多要求中有两项是,终止匿名加密货币的交易以及落实更严格的 KYC 体系以防止洗钱。

FATF 表示:


    “ FATF 认识到有必要适当缓解与虚拟资产活动有关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风险,因此制定了更详细的操作要求,以有效地监督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



韩国的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包括 Bithumb,UPbit 和 Korbit,都主要遵循了 2019 年 2 月 FATF 全体会议上制定的指导方针。

UPbit 在 2019 年 9 月表示已终止了侧重隐私的加密货币的交易,以遵守 FATF 的指南。Korbit 还禁止了 Monero 和其他的匿名加密货币的交易,但 Monero 在 Bithumb 上还有一个韩元交易对。


韩国交易所版图将发生变化


Bithumb 也遇到了问题。据当地报道,由于 BXA 财团对 Bithumb 的收购遇到了障碍,Bithumb 可能会随着其前任联合首席执行官的另一个收购案而经历重组。

ZDNet Korea 报道称,2018 年 10 月,BXA 财团同意以 3.45 亿美元的估值收购 BTC Holding Company(Bithumb)51% 的股份。BXA 财团支付了 3.45 亿美元中的约 1.12 亿美元,并将剩余金额的支付延迟到 9 月 30 日。然而该公司未能在约定的日期之前完成交易。如果 Bithumb 的前联合首席执行官 Kim Jae-wook 完成悬而未决的交易,他的公司 Vidente 将持有 Bithumb 的 32.74% 的股份,并成为最大股东。

这意味着,考虑到 Bithumb 和 UPbit 所经历的一系列意外事件,例如Bithumb 与 BXA Consortium 的收购案被爆陷入困境难以完成以及 UPbit 去年经历的调查,尽管这两家交易所目前依旧占据优势,其他交易所也有机会去争夺韩国加密交易所市场的头把交椅。


韩国可能仍然是一个主要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市场


根据 Coinhills 发布的数据,韩元在比特币对国家货币交易中名列第三,占全球比特币市场的 3.05%。

随着政府努力建立明确的监管框架,在地区政府的支持下,韩国加密货币市场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不断扩大。

釜山,韩国的一座都市,以及济州特别自治道,都为区块链和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公司建立了特别经济区,以发展当地的加密货币产业。

因此,尽管韩国一线交易所的加密货币日交易量出现了明显下降,但在政府的支持下,韩国的加密货币市场仍可能保持其在亚洲市场的核心地位。

汇丰联合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发行基于区块链的固定收益证券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4 11:22 • 来自相关话题

据Cointelegraph近日报道,全球银行业巨头汇丰银行将携手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投资公司,联合利用区块链发行固定收益证券。

11月13日,汇丰新加坡宣布,此次试点选在亚洲债券市场,旨在通过代币化证券和智能合约,简化债券发行流程并降低相关成本。

汇丰表示,尽管亚洲固定收益市场持续增长,但债券发行和服务流程仍然效率低下。据称,这是因为在债券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尚未有单一平台可用于多方之间的信息交换和跟踪。

 
智能合约联合试验
 

为此,新试验将利用代币化证券和智能合约(基于区块链的多方执行协议)来促进投资者、债券发行者和托管者间的互动。

新加坡交易所固定收益部门主管Lee Beng Hong指出,汇丰和淡马锡的加入将帮助公司评估智能合约和分布式分类账技术能否解决固定收益发行市场存在的一些问题。汇丰新加坡首席执行官托尼·克里普斯(Tony Cripps)则表示:

    分布式分类账技术不断发展,它能否改善固收市场低效还有待观察。只有通过与市场参与者合作,我们才能充分理解其实际可行性。我们希望凭借与新加坡交易所、淡马锡的合作,探索数字资产是否可成为现实。


据悉,汇丰、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均已在测试区块链技术。

11月11日,淡马锡和新加坡央行推出了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单网多币种支付原型网络,该网络是与摩根大通共同开发的。10月,汇丰银行在马来西亚成功申请了基于区块链的信用证。2018年11月,新加坡交易所与该国货币管理局合作,成功试行了代币化资产结算的区块链试验。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hsbc-sgx-and-temasek-explore-distributed-ledger-tech-in-asian-bond-market/
作者:Helen Partz
编译:ElaineW 查看全部
201911140150214587.jpg


据Cointelegraph近日报道,全球银行业巨头汇丰银行将携手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投资公司,联合利用区块链发行固定收益证券。

11月13日,汇丰新加坡宣布,此次试点选在亚洲债券市场,旨在通过代币化证券和智能合约,简化债券发行流程并降低相关成本。

汇丰表示,尽管亚洲固定收益市场持续增长,但债券发行和服务流程仍然效率低下。据称,这是因为在债券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尚未有单一平台可用于多方之间的信息交换和跟踪。

 
智能合约联合试验
 

为此,新试验将利用代币化证券和智能合约(基于区块链的多方执行协议)来促进投资者、债券发行者和托管者间的互动。

新加坡交易所固定收益部门主管Lee Beng Hong指出,汇丰和淡马锡的加入将帮助公司评估智能合约和分布式分类账技术能否解决固定收益发行市场存在的一些问题。汇丰新加坡首席执行官托尼·克里普斯(Tony Cripps)则表示:


    分布式分类账技术不断发展,它能否改善固收市场低效还有待观察。只有通过与市场参与者合作,我们才能充分理解其实际可行性。我们希望凭借与新加坡交易所、淡马锡的合作,探索数字资产是否可成为现实。



据悉,汇丰、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均已在测试区块链技术。

11月11日,淡马锡和新加坡央行推出了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单网多币种支付原型网络,该网络是与摩根大通共同开发的。10月,汇丰银行在马来西亚成功申请了基于区块链的信用证。2018年11月,新加坡交易所与该国货币管理局合作,成功试行了代币化资产结算的区块链试验。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hsbc-sgx-and-temasek-explore-distributed-ledger-tech-in-asian-bond-market/
作者:Helen Partz
编译:ElaineW

【全文】(香港证监会)立场书·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

地区l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11-07 11:51 • 来自相关话题

香港证监会在公布了完整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监管框架的同时,还在立场书中从官方视角详尽描绘了当下虚拟资产的全球环境。
 
《立场书·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及附件中文全文
 
英文全文:Position paper: Regulation of virtual asset trading platforms
 
第 I 部—证监会对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方针


1.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于 2018 年 11 月 1 日公布了一套可能规管虚拟资产 交易平台的概念性框架,并表示证监会将考虑是否适宜根据其现有权力向平台营运者发牌 和对它们作出规管。

2. 在发出该公布后,证监会与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会面,讨论它们的业务和说明证监会的监管要求。经深入审视虚拟资产交易的技术、营运及其他范畴后,证监会得出的结论是,某些提供证券型及非证券型代币交易服务的中央平台将适宜受到本立场书所载列的框架所规管。

3. 证监会因而就虚拟资产交易平台采纳了一套与适用于持牌证券经纪商及自动化交易场所的标准相若的严格监管标准,藉此处理涉及稳妥保管资产、认识你的客户、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市场操纵、会计及审计、风险管理、利益冲突和接纳虚拟资产进行买卖方面的主要监管关注事项。证监会将仅会向能够符合预期标准的平台批出牌照。

4. 然而,必须阐明的是,证监会并无权向仅买卖非证券型虚拟资产或代币的平台发牌或对其作出监管。由于此类虚拟资产并不属于《证券及期货条例》下的“证券”或“期货合约”, 故此由这些平台所经营的业务并不构成该条例下的“受规管业务”。这说明了为何在现行 的监管框架下,只有向客户提供证券型虚拟资产或代币交易服务的平台,才属于证监会的 监管范围。

5. 选择将证券型虚拟资产或代币纳入买卖范围的平台一经获发牌,投资者便能轻易区分受规管和不受规管的平台,此乃本立场书所述的新监管框架的一大特点。然而,证监会明白, 很多虚拟资产都是高投机性及波动不稳,而且许多都不具任何实际价值,不论它们是在受 规管或不受规管的平台上买卖,皆是如此。投资者应该只在全面了解和有能力管理有关风 险的情况下,才参与虚拟资产交易。

6. 证监会亦谨此表明,即使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获证监会发牌并受其监管,在该平台上买卖的虚拟资产并不受适用于以传统方式销售“证券”或“集体投资计划”的任何认可或招股章程登记条文所规限。本港并无适用于非证券型虚拟资产要约的其他强制披露规定。此外,即使在持牌平台上买卖的虚拟资产属证券型代币,但只要该代币仅售予专业投资者, 则不会受到香港的投资要约认可程序和招股章程登记制度所规限。

7. 同样必须注意的是,《证券及期货条例》第 XIII 及 XIV 部虽让证监会能够对证券及期货市场的市场失当行为采取行动,但这并不适用于持牌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理由是此类平台并非认可证券或期货市场,而且有关虚拟资产并非在该市场上市或买卖的“证券”或“期货 合约”。

8. 现时于香港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达数十个,在投资者保障方面引起了严重关注。部分平台可能决定不会在新的监管框架下向证监会申领牌照。这是它们的自由选择,只要它们能确保在其平台上买卖的虚拟资产并非《证券及期货条例》下的“证券”或“期货合约”即可。它们可能认为,证监会的监管要求过于繁重,以及它们宁愿经营完全不受规管的业 务。鉴于证监会的监管权力上的限制,证监会本可决定暂缓就日益盛行的虚拟资产交易平 台制定任何监管对策,以待新法例订立后更全面地处理发展蓬勃的虚拟资产业。然而,即使面对固有的限制,证监会仍决定在现时采取行动显然符合公众利益,让投资者能够选择在同意受证监会现时采纳的框架规管及监管的平台上进行买卖。

9. 尽管本文件所识别的部分监管缺口仅可透过修例方式解决,但证监会已为愿意并有能力领取牌照的平台,制定一套与适用于持牌证券经纪商及自动化交易场所的标准相若的严格标准。然而,证监会将继续监察市场发展,并与香港政府共同探讨长远而言是否有需要修改法例。

10. 上文所述的监管标准会在本文件第 III部详述。证监会欢迎致力于并有能力遵守发牌准则和持续操守规定的平台营运者申领牌照。持牌平台亦将会被纳入证监会监管沙盒,在一段期间内接受密切及严谨的监管。

11. 主要的发牌条件包括规定平台营运者仅可向专业投资者提供其服务,必须制定严格的纳入 准则以筛选可在其平台买卖的虚拟资产,以及仅向充分认识虚拟资产的客户提供服务。此 外,平台营运者将须采用信誉良好的外间市场监察系统,以补足其本身的市场监察政策及 监控措施。平台营运者亦应确保,就保管虚拟资产所涉及的风险而投购的保险时刻生效。

12. 采纳新的监管框架将有助证监会能够透过与不断演变及发展迅速的业界进行紧密的监察互动,从而制定其未来监管策略。


第 II 部—背景


A. 全球环境

13. 虚拟资产以数码形式来表达价值,亦称作“加密货币”、“加密资产”或“数码代币”。 全球的虚拟资产的总市值现时估计介乎于 2,000亿美元至 3,000 亿美元之间,并有约 3,000 种数码代币及超过 200 个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尽管于 2019 年经历了一段波动剧烈 的时期,但并无迹象显示虚拟资产市场将会式微。

14. 虽然首次代币发行(initial coin offering,简称 ICO)的热潮似乎有所减退,但其他形式的 虚拟资产集资活动却受到青睐。举例来说,证券型代币发行(security token offering,简 称 STO)一般具备传统证券销售属性,但当中涉及运用区块链技术以数码形式来表达资产 拥有权或经济权利。首次交易所发行(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简称 IEO)亦显著增加。 IEO一般涉及运用区块链技术在某虚拟资产交易平台上独家推出代币首次发行及销售。据 报,2019 年第二季经 IEO 筹集的资金总额超过 14 亿美元。

15. 现时,有另一类普遍称为“稳定币(stablecoin)”的虚拟资产。稳定币通常声称设有一套 寻求以法定货币、商品或一篮子加密货币作为后盾的机制,藉以稳定该币的价值。这些虚 拟资产已引起全球央行及金融监管机构在监管方面的重大关注,尤其是若此类虚拟资产旨 在于全球采用。

16. 其他虚拟资产投资产品亦应运而生。自 2017 年以来,美国具规模的交易所相继销售比特币期货,而这些交易所均受到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规管。证监会亦留意到,其他形式的虚拟资产衍生工具(包括加密货币期 权、掉期及差价合约)有所增加。这些只是其中数个例子,从中可见虚拟资产的领域正在 如何逐步伸延至金融市场,和进入某些证券监管制度的范畴。

17. 此外,随着愈来愈多传统金融机构及服务供货商进场,虚拟资产的生态系统正在稳定扩张及变得更加复杂,提供的服务可比拟传统主流金融机构。举例来说,多个传统保管人正研 究提供加密保管人服务或科技方案。为应付虚拟资产公司的需求,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已将 服务范围扩展至此范畴。具规模的保险公司及保险经纪对于向虚拟资产业提供保险保障及服务,所抱持的态度愈见开放。再者,多家传统金融机构正研究利用私人区块链开发自家 的加密货币,以便进行实时及跨境的资金调拨。

18. 证监会在《11 月 1 日声明》中详细阐明虚拟资产涉及的风险,当中部分是因虚拟资产的固 有性质所致。有关风险包括洗钱、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欺诈、波动性、流动性和市场操纵 及违规的风险。该声明亦重点说明营运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特定固有风险。由于部分平台 的设计旨在刻意脱离任何监管制度的范围,故不受任何监管标准所规限。这些平台不但对投资者的保障严重不足,在稳妥保管资产及网络保安方面亦引起重大关注。平台运作中断时有发生,一直以来不时都有平台遭受黑客入侵,以致投资者蒙受重大损失的报道。此外,平台的交易规则可能欠缺透明度及公平性。

19. 近年,国际标准制定机构一直密切监察并探讨如何应对虚拟资产涉及的风险。虽然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的评估仍指虚拟资产并未对全球金融稳定带来重大 风险,但各证券监管机构目前已有共识,认为虚拟资产带来与投资者保障有关的政策问题。虽然国际证券事务监察委员会组织(国际证监会组织)于 2019 年 5 月发表的咨询报告,并未就加密资产是否属于证券监管机构的监管范围作出定论,但该报告已为对虚拟资产交易平台上的交易活动具有法律监管权限的司法管辖区列出了多个主要考虑因素及建议一系列相应措施。

20. 各地证券监管机构亦采取了不同对策。部分司法管辖区禁止虚拟资产活动,其他则为此类活动设立了专门的监管制度。多个司法管辖区采取较细致的处理方法,例如将代币分门别 类,并指明哪些类别属于其现有制度的范围内。还有一些司法管辖区仍采取观望态度。


B. 证监会对虚拟资产采取的监管方针

21. 公众可透过数种途径(包括 ICO、投资基金、中央交易平台及场外交易柜台)进行虚拟资 产交易。一如主要司法管辖区的其他证券监管机构,证监会最初采取的方针是厘清虚拟资 产和涉及这些资产的某些特定活动将如何受到其现有监管制度所规管。此方针需要按照每 一种代币的条款及特点进行分类,而有关条款及特点或会随时间而演变。就此,证监会发 出了多份声明及通函,阐明其在监管方面的立场,并且加强了投资者教育和对涉嫌犯有 失当行为的人士采取监管行动。经过上述措施后,香港的 ICO 活动有所减少,而在某些个案中,发行人取消了 ICO 交易。证券型代币亦已从虚拟资产交易平台下架,而香港投资者已被拒绝参与 ICO 或在虚拟资产平台上进行 ICO 交易。

22. 然而,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已觅得可在证监会及香港其他监管机构的监管范围外营运的方式。现时在香港设有业务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有数十家,当中包括一些世界较大型的平台。部分平台提供虚拟资产期货合约交易,而此类合约因波动不稳及高度杠杆化而涉 及极高风险。

23. 证监会于 2018 年 11 月决定采取一套新的方针,务求根据其现有权力将部分牵涉广大投资者的虚拟资产活动纳入其监管范围内。

24. 此方针的第一部分所针对的是全部或局部投资于虚拟资产的基金的管理及分销层面。证监会持牌投资组织者公司如有意将混合投资组合中超过 10%投资于虚拟资产,便需遵守 《11 月 1 日声明》所列明的额外规定。证监会亦在另一份通函中,列明分销虚拟资产 基金的持牌法团应达到的标准。上述措施带来的综合效果是,将可让投资者权益在基金管理层面或分销层面或同时在这两个层面上得到保障。

25. 第二部分所处理的是中央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即本文件所环绕的主题。本会在《11 月 1 日 声明》中建议的监管框架,乃适用于在香港营运且买卖的虚拟资产包括至少一种证券型代 币的中央虚拟资产交易平台。

26. 在发出该公布后,证监会与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会面,了解讨论它们营运情况和说明 证监会的监管要求。证监会曾邀请交投活跃、客源广大、在本地设有重大业务及具有稳健 企业管治架构的平台参与更深入的讨论,并对它们遵守有关预期规定的能力作出了评估。

27. 在自动化交易场所或股票及期货交易所,投资者是透过持牌中介人进行交易的,但虚拟资 产交易平台却有所不同,它们是直接与公众接洽的。有鉴于此,并经完成探索分析后,证 监会得出的结论是,可参照持牌自动化交易服务供货商或经纪商所须达到的标准,对某些类别的中央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施以相若的监管标准。因此,证监会将会开始接受致力于并 有能力遵守预期发牌准则和持续操守规定的平台营运者提交的牌照申请。

28. 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框架会于第 III部详细讨论。

29. 另外,证监会今天发表了一份声明,表明销售虚拟资产期货合约的平台有可能违反香港法 例,而由于此类期货合约附带极大风险,投资者在投资时应保持警觉。


第 III 部—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框架


A. 发牌及监管

30. 下文会详细阐述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框架。在该框架下的监管标准以适用于持牌自 动化交易服务供货商及证券经纪商的现行规定为基准并与这些规定相若,而且符合国际证 监会组织的咨询报告所列明的标准。  


发牌制度

31. 虚拟资产交易平台通常提供非证券型代币的交易。正如《11 月 1 日声明》及本文件所述,中央平台营运者的活动如仅提供非证券型代币的交易服务,便不属于证监会的管辖范围。 有鉴于此,证监会引入监管框架,旨在将有意获发牌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纳入其监管范围。

32. 证监会获赋权向进行《证券及期货条例》所界定的“受规管活动”的人士批给牌照。在 该监管框架下,平台营运者如在香港营办中央网上交易平台,并在其平台上提供至少一种 证券型代币的交易,便会属于证监会的管辖范围内,并须领有第 1 类(证券交易)及第 7 类(提供自动化交易服务)受规管活动的牌照。在合资格的平台营运者符合其他发牌规定 (包括适当人选准则)的情况下,证监会可向其批出牌照,以经营虚拟资产交易的业务。

33. 在此阶段,证监会将致力对提供虚拟资产交易、结算及交收服务并对投资者资产有控制权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即中央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进行规管。如平台仅就直接点对点市场提供交易服务,而其投资者通常保留其本身资产(不论是法定货币或虚拟资产)的控制权,证监会便不会接纳这些平台的牌照申请。如平台为客户进行虚拟资产交易(包括传送买卖指示)但其本身并无提供自动化交易服务,本会亦不会接纳它们的牌照申请。


监管制度

34. 平台一经获发牌,其基础设施、核心适当人选资格及进行虚拟资产交易活动的情况应被视 作为整体来考虑。虽然非证券型代币的交易活动并不属于“受规管活动”,但只要平台牵 涉证券型代币的交易活动(即使只占其业务的一小部分),证监会的监管领域即覆盖该平 台营运的所有相关范畴。

35. 涉及非证券型代币的交易活动与涉及证券型代币的交易活动可能互相混合,并构成综合业 务的一部分。

36. 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第 116 条,除非牌照申请人为适当人选,否则证监会必须拒绝批给牌照。在考虑某人的适当人选资格(不论是最初阶段或作为持续要求)时,证监会根据该条例第 129 条可同时考虑有关法团的任何其他业务的状况。故此,本会将会考虑持牌人经营非证券型代币业务的方式,理由是这可能会对持牌人进行受规管活动的适当人选资格造成影响。此做法亦已在该条例第 180 条所载列的证监会监管权力中反映。有关监管权力的范围延伸至就任何与可能影响持牌法团业务的任何交易或活动有关的纪录及文件进行查阅及查讯。

37. 因此,证监会在审核平台营运者的牌照申请时,将会考虑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经营其整体虚 拟资产交易业务的方式,尤其是该营运者有否遵从(或是否愿意及有能力遵从)监管标 准。

38. 有鉴于此,申领牌照的平台营运者应知悉,其在经营虚拟资产交易业务时,不论当中所涉及的是证券型代币或是非证券型代币,以及不论该业务是否在其平台上进行,都应遵从所有相关监管规定。

39. 此外,证监会将要求平台营运者确保,其公司集团积极向香港投资者推广或在香港进行 的所有虚拟资产交易业务活动(简称有关活动),是在获证监会发牌的单一法律实体下进行,而当中包括在平台及非平台进行的所有虚拟资产交易,以及纯粹为提供有关交易服务而进行的任何活动。将有关活动全部局限在单一法律实体之内,一方面可让证监会实行全面的监察,另一方面亦可尽量减低业务中有哪些部分是获证监会发牌并受其监管的任何不确定性。


B. 监管标准

发牌条件

40. 如证监会决定向合资格平台营运者批给牌照,便会施加发牌条件,以处理与其营运相关的 特定风险。可能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第 116(6)条施加的发牌条件载列如下:  (a) 持牌人只可向专业投资者提供服务。 “专业投资者”一词的定义见《证券及期 货条例》附表 1 第 1 部第 1 条及《证券及期货 ( 专业投资者 ) 规则》。

(b) 持牌人必须遵从随附的“适用于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的条款及条件”(经 不时修订)。

(c) 持牌人必须就任何引入或提供新增或附带服务或活动或对现有服务或活动作出 重大改变的计划或建议,取得证监会的事先书面批准。

(d) 持牌人必须就任何在其交易平台增添任何产品的计划或建议,取得证监会的事 先书面批准。

(e) 持牌人必须就其 业务活动以证监会订明的格式每月向证监会提供报告 。 有关报 告必须 在每 个历 月结束后两个星期内 及另外应证监会的 要求呈交给证监会 。

(f) 持牌人必须委聘一家证监会可接受的独立专业公司,以对持牌人的活动及营运 进行年度检视,及编制一份确认其已遵从发牌条件和所有相关法律及监管规定的报 告。首份报告必须在牌照获批准的日期起计 18 个月内呈交给证监会,其后的报告应在 每个财政年度结束后四个月内及另外应证监会的要求呈交给证监会 。

41. 持牌平台营运者在进行任何有关活动时,必须遵循对其施加的所有发牌条件。一旦违反任 何发牌条件,将被视为《证券及期货条例》下第 IX 部的“失当行为”,并可能会对平台营 运者继续持牌的适当人选资格构成负面影响,以及可能导致证监会采取纪律行动(例如撤 销牌照、公开谴责或罚款)。


适用于虚拟资产平台营运者的条款及条件

42. 如上文所述,其中一项发牌条件将要求平台营运者遵从订明的条款及条件。有关发牌条件 和条款及条件载于本文件附录 1,而当中列明的标准主要针对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在进行有 关活动时的运作安排。

43. 有关条款及条件乃按照以下基准制定:

a. 平台营运者一经获发牌,即为持牌法团,并须遵守《证券及期货条例》及其附属法 例的有关条文。平台营运者在进行任何有关活动时,亦须遵守载于《操守准则》及证监会不时发出的指引、通函和常见问题内的所有相关监管规定。

b. 由于部分现行规定明确提述“证券”及“受规管活动”,故证监会已对有关规定作出修改并加入有关条款及条件,务求将相同或类似的概念应用到进行有关活动的情况。

c. 除了上述现行规定外,证监会亦因应虚拟资产的独有特点及当中所涉及的科技,加入了额外规定。

44. 主要的条款及条件载列如下。   


稳妥保管资产

45. 虚拟资产交易平台不只是撮合买卖双方的市场,亦同时代表其客户持有虚拟资产。

46. 证监会认为,任何寻求领取牌照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所采纳的营运架构及所采用的科技, 都应确保与证券业的传统金融机构一样,向客户提供同等的保障。


信托架构

47. 平台营运者应透过一家公司以信托方式为其客户持有客户资产,而该公司须为(i)该平台营 运者在《证券及期货条例》下的“有联系实体”;(ii)在香港成立为法团;(iii)持有《打击洗 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条例》(第 615 章)所指的“信托或公司服务提供商牌照”;及(iv) 该平台营运者全资拥有的附属公司(“有联系实体”)。此规定应有助保障客户虚拟资 产,并确保这些资产与该平台的资产获妥善分隔。

48. 对于虚拟资产在香港法例下是否构成“财产”,现时存在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法庭至今 未有就此问题作出任何裁定。虚拟资产在法律上的分类或会对客户在破产清盘法律程序中 的权利造成影响。虽然此不确定因素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但证监会认为,这不会阻碍现 阶段实施的监管框架。与此同时,本会将要求,如获发牌,平台营运者便须向其客户全面 披露任何重大的法律不确定因素,尤其是与客户就其在平台上买卖的虚拟资产可能拥有的 任何法律申索权的性质有关的不确定因素。

49. 投资者应留意,虽然与保管虚拟资产有关的某些风险应有可能得以纾减,但仍会有其他风 险存在,尤其是与网络攻击(例如遭黑客入侵)有关的风险。


线上及线下钱包

50. 证监会将要求平台营运者及其有联系实体设立和实施书面内部政策及管治程序,以确保遵 从与保管客户虚拟资产有关的规定。举例来说,“在线钱包”储存方式指虚拟资产的私人密匙储存在网上的做法,因此很容易受到遭黑客入侵和社交工程(例如伪冒诈骗)等外来 威胁。“线下钱包”储存方式指私人密匙以脱机方式(即没有接达互联网)储存的做法, 因此较为安全。证监会将要求平台营运者确保其(或其有联系实体)把 98%的客户虚拟资 产储存在线下钱包,并把其在在线钱包持有的客户虚拟资产局限于不超过 2%。平台营运 者及其有联系实体亦应尽量减少从持有大部分客户虚拟资产的线下钱包中拨出资产进行交 易。

51. 此外,鉴于虚拟资产的独有特点,平台营运者及其有联系实体应设有详尽的程序,从操作 及技术角度处理硬分叉(hard fork)或空投(air drop)等事件。

52. 平台营运者及其有联系实体亦应就处理客户虚拟资产的提存要求制定充分的程序,以防止 因盗窃、欺诈及其他不诚实行为、专业上的失当行为或不作为而引致的损失。


保险

53. 一旦有黑客入侵,投资者往往难以追讨损失。证监会将要求平台营运者确保所投购的保险时刻有效,而其保障范围应涵盖保管以在线储存方式持有客户虚拟资产所涉及的风险(全面保障),及保管以线下储存方式持有客户虚拟资产所涉及的风险(绝大部分保障,例如 95%)。


私人密匙管理

54. 存取和保管虚拟资产需透过利用私人密匙以数码方式签署交易,方能进行。故此,保管虚拟资产基本上讲求的是稳妥管理有关私人密匙。证监会认为,平台营运者及其有联系实体在管理私人密钥方面应设立并实施严格的内部监控措施及管治程序,以确保安全地产生、 储存及备份所有加密种子及密钥。

55. 有关保管客户资产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7.1 至 7.19 段。 认识你的客户

56. 平台营运者应遵守适用于持牌法团的认识你的客户的规定,并应取一切合理步骤,以确立 其每位客户的真实和全部身分、财政狀况、投资经验及投资目标。

57. 有别于传统证券交易场所,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可让投资者直接进入。轻易进入交易平台, 加上虚拟资产的复杂性及固有风险,引起了重大的投资者保障问题。证监会将要求平台营 运者在向客户24提供任何服务前,应确保客户对虚拟资产有充分认识(包括对虚拟资产所 涉及的相关风险有所认识)。  

58. 若客户没有具备有关认识,平台营运者只可在已向客户提供培训及已查询客户的个人状 况,以确保其提供的服务是适合该客户的前提下,向客户提供服务。   

59. 平台营运者亦应以透过参照客户的财政状况来设定交易限额或持仓限额(或两者)的方式 评估集中风险,以确保客户有足够的净资产来承担风险和可能招致的交易损失。

60. 有关认识你的客户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6.6 至 6.10 段。


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

61. 由于许多虚拟资产都是以匿名方式买卖,因此通常会引致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风险。 证监会期望,平台营运者应设立和实施充分及适当的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政策、 程序和监控措施(统称为打击洗钱/恐怖分子资金筹集系统),以便充分管理有关风险。  

62. 平台营运者亦应参照证监会发出的任何新指引及财务行动特别组织(特别组织)建议中适用于虚拟资产相关活动的最新内容(例如第 15 项建议的注释及《适用于虚拟资产及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的风险为本方法指引》(Guidance for a Risk-based Approach to Virtual Assets and Virtual Asset Service Providers)),定期检视打击洗钱/恐怖分子资金筹集 系统的成效,并在适当情况下采取加强措施。

63. 平台营运者可运用虚拟资产追踪工具,以便平台能够追索特定虚拟资产在区块链上的纪 录。这些工具能支持多种常见的虚拟资产,可将交易纪录与收录了涉及犯罪活动的已知地 址(例如用于勒索软件攻击、洗钱或暗网交易的地址)的数据库进行比对,并将识别到的 交易标示出来。在出现这些交易时,平台可拒绝与所涉及的人士建立客户业务关系。

64. 平台营运者在采纳这些追踪工具时,应谨记其在履行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义务方面负有首要责任,并须留意回溯追踪工具的检索范围有限,而其成效可能会因专门为扰乱交易纪录而设计的匿名加强技术或机制(包括混合服务及私隐币(privacy coin))而减弱。

65. 有关打击洗钱/恐怖分子资金筹集系统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13.1至 13.2 段。


预防市场操纵及违规活动

66. 据报,市场操纵及违规活动在虚拟资产世界相当普遍,而当中最常采用的方式与就其他资 产种类所运用的方式并无重大分别,例如幌骗(spoofing)、层迭法(layering)及“唱高 散货”的骗局(pump-and-dump scheme)。  

67. 证监会认为,平台营运者应为适当监察其平台上的活动而订立和实施书面政策及监控措 施,以识别、预防及汇报任何市场操纵或违规交易活动。有关政策及监控措施应涵盖多个 范畴,其中包括在发现操纵或违规活动后立即采取步骤以限制或暂停买卖(例如暂时冻结 账户)。

68. 为侦测传统资产类别中的市场操纵活动而开发的市场监察工具(获全球交易所及监管机构经常采用)只要稍作调整,亦可用作监察虚拟资产类别。

69. 作为额外保障措施,平台营运者应采用由信誉良好的独立供货商所提供的有效市场监察系统,以识别、监察、侦测及预防其平台上出现的任何市场操纵或违规活动,并在有需要时向证监会提供这个系统的接达权,以便其履行本身的监察职能。

70. 有关预防市场操纵及违规活动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5.1 至 5.4 段。 会计及审计  

71. 证监会将要求平台营运者应以适当的技能、小心审慎和勤勉尽责的态度,就其财务报表拣选及委任核数师,并应顾及他们为虚拟资产相关业务进行审计方面的经验和往绩纪录,以及他们为平台营运者进行审计的能力。

72. 有关会计及审计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12.1 至 12.2段。


风险管理

73. 平台营运者及其有联系实体将需设立稳健的风险管理框架,使他们能够识别、衡量、监察及管理因其业务及营运所引致的所有风险。

74. 平台营运者亦应要求客户预先将资金注入其账户内。只有在少数情况下,证监会或会允许 机构专业投资者在平台以外进行即日交收的交易。平台营运者不得向客户提供任何财务融通以购买虚拟资产。

75. 有关风险管理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8.1至 8.2 段。


利益冲突

76. 一直以来都有报道指,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同时担任客户的代理人及为其本身簿册进行交易的主事交易员。为避免任何潜在或实际利益冲突,平台营运者如获发牌,便不应从事自营交易或自营的庄家活动。如平台计划采用庄家服务提高其市场的流动性,证监会一般会期望此安排会按公平原则进行,并由独立外部人士运用正常用户接达途径提供。

77. 平台营运者及其有联系实体亦应设有用来管限雇员就虚拟资产进行交易的政策,以消除、 避免、管理或披露实际或潜在利益冲突。

78. 有关利益冲突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10.1至 10.7段。


供买卖的虚拟资产

79. 平台营运者应设立一项职能,负责订立、实施及执行:

a. 载列适用于虚拟资产发行人的责任和限制的规则(例如,就任何建议的硬分叉或空 投、发行人业务的任何重大改变或任何针对发行人的监管行动而通知平台营运者的 责任);

b. 有关虚拟资产被纳入其平台的准则和应用程序(当中已顾及有关条款及条件所载的 准则);及

c. 有关中止、暂停及撤销虚拟资产在其平台买卖的准则,持有该虚拟资产的客户可行 使的选择权,及任何通知期。

80. 平台营运者在将任何虚拟资产纳入其平台上交易之前,应该先对该等虚拟资产进行所有合 理的尽职审查,及确保它们继续符合所有被纳入其平台的准则。以下是平台营运者在适用 情况下必须考虑的因素列表(非详尽无遗):

a. 虚拟资产发行人的管理层或开发团队的背景;

b. 虚拟资产在平台营运者提供交易服务的各个司法管辖区的监管状况,包括虚拟资产 在《证券及期货条例》下可否销售和买卖,及监管状况会否亦影响平台营运者的监 管责任;

c. 虚拟资产的供求、市场成熟程度及流通性,包括其市值,平均每日成交量,其他平 台营运者是否亦提供利便该虚拟资产的交易的服务,有没有相关交易组合(例如法 定货币兑虚拟资产),及该虚拟资产已在哪些司法管辖区销售;

d. 虚拟资产的技术层面,包括该虚拟资产的区块链规程之安全基础设施,区块链和网 络的大小(特别是它是否容易遭受 51%攻击25),及共识算法的类型;

e. 开发团体的活跃水平;

f. 生态系统的普及程度;

g. 发行人所提供的虚拟资产推广材料应为准确及不具误导性;  

h. 虚拟资产的开发情况,包括其白皮书(如有)所载任何与其有关的项目的结果,及 过往与其历史和开发情况有关的任何重大事件;及

i. 就属《证券及期货条例》所指的“证券”的定义范围的虚拟资产而言,平台营运者 应只纳入符合以下说明的虚拟资产:(i)有资产支持的;(ii)获可比较的司法管辖区 (经证监会不时同意)的监管机构批准、视为合资格或注册的;及(iii)具有 12 个月 的发行后往绩纪录。

81. 有关准许虚拟资产买卖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4.1 至 4.6段。


第 IV 部—未来路向


82. 由 2019 年 11 月 6 日起,在香港经营中央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并有意在其平台上就至少一种证券型代币提供交易服务的公司,可向证监会申领第 1 及 7 类受规管活动的牌照。

83. 申请人必须证明其愿意并有能力遵守本文件所述的监管框架下的预期标准。

84. 鉴于评核过程严格,及为了确保预期的监管标准可获遵守,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提交的牌照 申请所需的处理时间,可能较处理标准牌照申请的时间为长。

85. 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经营者一经获发牌,将会被置于证监会监管沙盒内。这一般意味将需更 频密地进行汇报、监察及检视。通过严密监管,证监会将能够重点指出营运者在内部监控 及风险管理方面应予改善的范畴。

86. 本会要强调的是,本文件所述的部分监管掣肘仅可透过修订法例的方式解决。证监会将继 续监察加密资产的演变,并与香港政府共同探讨长远而言是否有需要修改法例。


如有查询,请联络证监会金融科技组(fintech@sfc.hk)。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 中介机构部


 
《立场书·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及附件全文
 英文全文:Position paper: Regulation of virtual asset trading platforms 查看全部
sfc-hongkong-min-730x432.jpg


香港证监会在公布了完整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监管框架的同时,还在立场书中从官方视角详尽描绘了当下虚拟资产的全球环境。
 
《立场书·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及附件中文全文
 
英文全文:Position paper: Regulation of virtual asset trading platforms
 
第 I 部—证监会对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方针


1.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于 2018 年 11 月 1 日公布了一套可能规管虚拟资产 交易平台的概念性框架,并表示证监会将考虑是否适宜根据其现有权力向平台营运者发牌 和对它们作出规管。

2. 在发出该公布后,证监会与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会面,讨论它们的业务和说明证监会的监管要求。经深入审视虚拟资产交易的技术、营运及其他范畴后,证监会得出的结论是,某些提供证券型及非证券型代币交易服务的中央平台将适宜受到本立场书所载列的框架所规管。

3. 证监会因而就虚拟资产交易平台采纳了一套与适用于持牌证券经纪商及自动化交易场所的标准相若的严格监管标准,藉此处理涉及稳妥保管资产、认识你的客户、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市场操纵、会计及审计、风险管理、利益冲突和接纳虚拟资产进行买卖方面的主要监管关注事项。证监会将仅会向能够符合预期标准的平台批出牌照。

4. 然而,必须阐明的是,证监会并无权向仅买卖非证券型虚拟资产或代币的平台发牌或对其作出监管。由于此类虚拟资产并不属于《证券及期货条例》下的“证券”或“期货合约”, 故此由这些平台所经营的业务并不构成该条例下的“受规管业务”。这说明了为何在现行 的监管框架下,只有向客户提供证券型虚拟资产或代币交易服务的平台,才属于证监会的 监管范围。

5. 选择将证券型虚拟资产或代币纳入买卖范围的平台一经获发牌,投资者便能轻易区分受规管和不受规管的平台,此乃本立场书所述的新监管框架的一大特点。然而,证监会明白, 很多虚拟资产都是高投机性及波动不稳,而且许多都不具任何实际价值,不论它们是在受 规管或不受规管的平台上买卖,皆是如此。投资者应该只在全面了解和有能力管理有关风 险的情况下,才参与虚拟资产交易。

6. 证监会亦谨此表明,即使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获证监会发牌并受其监管,在该平台上买卖的虚拟资产并不受适用于以传统方式销售“证券”或“集体投资计划”的任何认可或招股章程登记条文所规限。本港并无适用于非证券型虚拟资产要约的其他强制披露规定。此外,即使在持牌平台上买卖的虚拟资产属证券型代币,但只要该代币仅售予专业投资者, 则不会受到香港的投资要约认可程序和招股章程登记制度所规限。

7. 同样必须注意的是,《证券及期货条例》第 XIII 及 XIV 部虽让证监会能够对证券及期货市场的市场失当行为采取行动,但这并不适用于持牌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理由是此类平台并非认可证券或期货市场,而且有关虚拟资产并非在该市场上市或买卖的“证券”或“期货 合约”。

8. 现时于香港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达数十个,在投资者保障方面引起了严重关注。部分平台可能决定不会在新的监管框架下向证监会申领牌照。这是它们的自由选择,只要它们能确保在其平台上买卖的虚拟资产并非《证券及期货条例》下的“证券”或“期货合约”即可。它们可能认为,证监会的监管要求过于繁重,以及它们宁愿经营完全不受规管的业 务。鉴于证监会的监管权力上的限制,证监会本可决定暂缓就日益盛行的虚拟资产交易平 台制定任何监管对策,以待新法例订立后更全面地处理发展蓬勃的虚拟资产业。然而,即使面对固有的限制,证监会仍决定在现时采取行动显然符合公众利益,让投资者能够选择在同意受证监会现时采纳的框架规管及监管的平台上进行买卖。

9. 尽管本文件所识别的部分监管缺口仅可透过修例方式解决,但证监会已为愿意并有能力领取牌照的平台,制定一套与适用于持牌证券经纪商及自动化交易场所的标准相若的严格标准。然而,证监会将继续监察市场发展,并与香港政府共同探讨长远而言是否有需要修改法例。

10. 上文所述的监管标准会在本文件第 III部详述。证监会欢迎致力于并有能力遵守发牌准则和持续操守规定的平台营运者申领牌照。持牌平台亦将会被纳入证监会监管沙盒,在一段期间内接受密切及严谨的监管。

11. 主要的发牌条件包括规定平台营运者仅可向专业投资者提供其服务,必须制定严格的纳入 准则以筛选可在其平台买卖的虚拟资产,以及仅向充分认识虚拟资产的客户提供服务。此 外,平台营运者将须采用信誉良好的外间市场监察系统,以补足其本身的市场监察政策及 监控措施。平台营运者亦应确保,就保管虚拟资产所涉及的风险而投购的保险时刻生效。

12. 采纳新的监管框架将有助证监会能够透过与不断演变及发展迅速的业界进行紧密的监察互动,从而制定其未来监管策略。


第 II 部—背景


A. 全球环境


13. 虚拟资产以数码形式来表达价值,亦称作“加密货币”、“加密资产”或“数码代币”。 全球的虚拟资产的总市值现时估计介乎于 2,000亿美元至 3,000 亿美元之间,并有约 3,000 种数码代币及超过 200 个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尽管于 2019 年经历了一段波动剧烈 的时期,但并无迹象显示虚拟资产市场将会式微。

14. 虽然首次代币发行(initial coin offering,简称 ICO)的热潮似乎有所减退,但其他形式的 虚拟资产集资活动却受到青睐。举例来说,证券型代币发行(security token offering,简 称 STO)一般具备传统证券销售属性,但当中涉及运用区块链技术以数码形式来表达资产 拥有权或经济权利。首次交易所发行(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简称 IEO)亦显著增加。 IEO一般涉及运用区块链技术在某虚拟资产交易平台上独家推出代币首次发行及销售。据 报,2019 年第二季经 IEO 筹集的资金总额超过 14 亿美元。

15. 现时,有另一类普遍称为“稳定币(stablecoin)”的虚拟资产。稳定币通常声称设有一套 寻求以法定货币、商品或一篮子加密货币作为后盾的机制,藉以稳定该币的价值。这些虚 拟资产已引起全球央行及金融监管机构在监管方面的重大关注,尤其是若此类虚拟资产旨 在于全球采用。

16. 其他虚拟资产投资产品亦应运而生。自 2017 年以来,美国具规模的交易所相继销售比特币期货,而这些交易所均受到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规管。证监会亦留意到,其他形式的虚拟资产衍生工具(包括加密货币期 权、掉期及差价合约)有所增加。这些只是其中数个例子,从中可见虚拟资产的领域正在 如何逐步伸延至金融市场,和进入某些证券监管制度的范畴。

17. 此外,随着愈来愈多传统金融机构及服务供货商进场,虚拟资产的生态系统正在稳定扩张及变得更加复杂,提供的服务可比拟传统主流金融机构。举例来说,多个传统保管人正研 究提供加密保管人服务或科技方案。为应付虚拟资产公司的需求,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已将 服务范围扩展至此范畴。具规模的保险公司及保险经纪对于向虚拟资产业提供保险保障及服务,所抱持的态度愈见开放。再者,多家传统金融机构正研究利用私人区块链开发自家 的加密货币,以便进行实时及跨境的资金调拨。

18. 证监会在《11 月 1 日声明》中详细阐明虚拟资产涉及的风险,当中部分是因虚拟资产的固 有性质所致。有关风险包括洗钱、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欺诈、波动性、流动性和市场操纵 及违规的风险。该声明亦重点说明营运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特定固有风险。由于部分平台 的设计旨在刻意脱离任何监管制度的范围,故不受任何监管标准所规限。这些平台不但对投资者的保障严重不足,在稳妥保管资产及网络保安方面亦引起重大关注。平台运作中断时有发生,一直以来不时都有平台遭受黑客入侵,以致投资者蒙受重大损失的报道。此外,平台的交易规则可能欠缺透明度及公平性。

19. 近年,国际标准制定机构一直密切监察并探讨如何应对虚拟资产涉及的风险。虽然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的评估仍指虚拟资产并未对全球金融稳定带来重大 风险,但各证券监管机构目前已有共识,认为虚拟资产带来与投资者保障有关的政策问题。虽然国际证券事务监察委员会组织(国际证监会组织)于 2019 年 5 月发表的咨询报告,并未就加密资产是否属于证券监管机构的监管范围作出定论,但该报告已为对虚拟资产交易平台上的交易活动具有法律监管权限的司法管辖区列出了多个主要考虑因素及建议一系列相应措施。

20. 各地证券监管机构亦采取了不同对策。部分司法管辖区禁止虚拟资产活动,其他则为此类活动设立了专门的监管制度。多个司法管辖区采取较细致的处理方法,例如将代币分门别 类,并指明哪些类别属于其现有制度的范围内。还有一些司法管辖区仍采取观望态度。


B. 证监会对虚拟资产采取的监管方针

21. 公众可透过数种途径(包括 ICO、投资基金、中央交易平台及场外交易柜台)进行虚拟资 产交易。一如主要司法管辖区的其他证券监管机构,证监会最初采取的方针是厘清虚拟资 产和涉及这些资产的某些特定活动将如何受到其现有监管制度所规管。此方针需要按照每 一种代币的条款及特点进行分类,而有关条款及特点或会随时间而演变。就此,证监会发 出了多份声明及通函,阐明其在监管方面的立场,并且加强了投资者教育和对涉嫌犯有 失当行为的人士采取监管行动。经过上述措施后,香港的 ICO 活动有所减少,而在某些个案中,发行人取消了 ICO 交易。证券型代币亦已从虚拟资产交易平台下架,而香港投资者已被拒绝参与 ICO 或在虚拟资产平台上进行 ICO 交易。

22. 然而,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已觅得可在证监会及香港其他监管机构的监管范围外营运的方式。现时在香港设有业务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有数十家,当中包括一些世界较大型的平台。部分平台提供虚拟资产期货合约交易,而此类合约因波动不稳及高度杠杆化而涉 及极高风险。

23. 证监会于 2018 年 11 月决定采取一套新的方针,务求根据其现有权力将部分牵涉广大投资者的虚拟资产活动纳入其监管范围内。

24. 此方针的第一部分所针对的是全部或局部投资于虚拟资产的基金的管理及分销层面。证监会持牌投资组织者公司如有意将混合投资组合中超过 10%投资于虚拟资产,便需遵守 《11 月 1 日声明》所列明的额外规定。证监会亦在另一份通函中,列明分销虚拟资产 基金的持牌法团应达到的标准。上述措施带来的综合效果是,将可让投资者权益在基金管理层面或分销层面或同时在这两个层面上得到保障。

25. 第二部分所处理的是中央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即本文件所环绕的主题。本会在《11 月 1 日 声明》中建议的监管框架,乃适用于在香港营运且买卖的虚拟资产包括至少一种证券型代 币的中央虚拟资产交易平台。

26. 在发出该公布后,证监会与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会面,了解讨论它们营运情况和说明 证监会的监管要求。证监会曾邀请交投活跃、客源广大、在本地设有重大业务及具有稳健 企业管治架构的平台参与更深入的讨论,并对它们遵守有关预期规定的能力作出了评估。

27. 在自动化交易场所或股票及期货交易所,投资者是透过持牌中介人进行交易的,但虚拟资 产交易平台却有所不同,它们是直接与公众接洽的。有鉴于此,并经完成探索分析后,证 监会得出的结论是,可参照持牌自动化交易服务供货商或经纪商所须达到的标准,对某些类别的中央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施以相若的监管标准。因此,证监会将会开始接受致力于并 有能力遵守预期发牌准则和持续操守规定的平台营运者提交的牌照申请。

28. 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框架会于第 III部详细讨论。

29. 另外,证监会今天发表了一份声明,表明销售虚拟资产期货合约的平台有可能违反香港法 例,而由于此类期货合约附带极大风险,投资者在投资时应保持警觉。


第 III 部—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框架


A. 发牌及监管

30. 下文会详细阐述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框架。在该框架下的监管标准以适用于持牌自 动化交易服务供货商及证券经纪商的现行规定为基准并与这些规定相若,而且符合国际证 监会组织的咨询报告所列明的标准。  


发牌制度

31. 虚拟资产交易平台通常提供非证券型代币的交易。正如《11 月 1 日声明》及本文件所述,中央平台营运者的活动如仅提供非证券型代币的交易服务,便不属于证监会的管辖范围。 有鉴于此,证监会引入监管框架,旨在将有意获发牌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纳入其监管范围。

32. 证监会获赋权向进行《证券及期货条例》所界定的“受规管活动”的人士批给牌照。在 该监管框架下,平台营运者如在香港营办中央网上交易平台,并在其平台上提供至少一种 证券型代币的交易,便会属于证监会的管辖范围内,并须领有第 1 类(证券交易)及第 7 类(提供自动化交易服务)受规管活动的牌照。在合资格的平台营运者符合其他发牌规定 (包括适当人选准则)的情况下,证监会可向其批出牌照,以经营虚拟资产交易的业务。

33. 在此阶段,证监会将致力对提供虚拟资产交易、结算及交收服务并对投资者资产有控制权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即中央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进行规管。如平台仅就直接点对点市场提供交易服务,而其投资者通常保留其本身资产(不论是法定货币或虚拟资产)的控制权,证监会便不会接纳这些平台的牌照申请。如平台为客户进行虚拟资产交易(包括传送买卖指示)但其本身并无提供自动化交易服务,本会亦不会接纳它们的牌照申请。


监管制度

34. 平台一经获发牌,其基础设施、核心适当人选资格及进行虚拟资产交易活动的情况应被视 作为整体来考虑。虽然非证券型代币的交易活动并不属于“受规管活动”,但只要平台牵 涉证券型代币的交易活动(即使只占其业务的一小部分),证监会的监管领域即覆盖该平 台营运的所有相关范畴。

35. 涉及非证券型代币的交易活动与涉及证券型代币的交易活动可能互相混合,并构成综合业 务的一部分。

36. 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第 116 条,除非牌照申请人为适当人选,否则证监会必须拒绝批给牌照。在考虑某人的适当人选资格(不论是最初阶段或作为持续要求)时,证监会根据该条例第 129 条可同时考虑有关法团的任何其他业务的状况。故此,本会将会考虑持牌人经营非证券型代币业务的方式,理由是这可能会对持牌人进行受规管活动的适当人选资格造成影响。此做法亦已在该条例第 180 条所载列的证监会监管权力中反映。有关监管权力的范围延伸至就任何与可能影响持牌法团业务的任何交易或活动有关的纪录及文件进行查阅及查讯。

37. 因此,证监会在审核平台营运者的牌照申请时,将会考虑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经营其整体虚 拟资产交易业务的方式,尤其是该营运者有否遵从(或是否愿意及有能力遵从)监管标 准。

38. 有鉴于此,申领牌照的平台营运者应知悉,其在经营虚拟资产交易业务时,不论当中所涉及的是证券型代币或是非证券型代币,以及不论该业务是否在其平台上进行,都应遵从所有相关监管规定。

39. 此外,证监会将要求平台营运者确保,其公司集团积极向香港投资者推广或在香港进行 的所有虚拟资产交易业务活动(简称有关活动),是在获证监会发牌的单一法律实体下进行,而当中包括在平台及非平台进行的所有虚拟资产交易,以及纯粹为提供有关交易服务而进行的任何活动。将有关活动全部局限在单一法律实体之内,一方面可让证监会实行全面的监察,另一方面亦可尽量减低业务中有哪些部分是获证监会发牌并受其监管的任何不确定性。


B. 监管标准

发牌条件


40. 如证监会决定向合资格平台营运者批给牌照,便会施加发牌条件,以处理与其营运相关的 特定风险。可能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第 116(6)条施加的发牌条件载列如下:  (a) 持牌人只可向专业投资者提供服务。 “专业投资者”一词的定义见《证券及期 货条例》附表 1 第 1 部第 1 条及《证券及期货 ( 专业投资者 ) 规则》。

(b) 持牌人必须遵从随附的“适用于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的条款及条件”(经 不时修订)。

(c) 持牌人必须就任何引入或提供新增或附带服务或活动或对现有服务或活动作出 重大改变的计划或建议,取得证监会的事先书面批准。

(d) 持牌人必须就任何在其交易平台增添任何产品的计划或建议,取得证监会的事 先书面批准。

(e) 持牌人必须就其 业务活动以证监会订明的格式每月向证监会提供报告 。 有关报 告必须 在每 个历 月结束后两个星期内 及另外应证监会的 要求呈交给证监会 。

(f) 持牌人必须委聘一家证监会可接受的独立专业公司,以对持牌人的活动及营运 进行年度检视,及编制一份确认其已遵从发牌条件和所有相关法律及监管规定的报 告。首份报告必须在牌照获批准的日期起计 18 个月内呈交给证监会,其后的报告应在 每个财政年度结束后四个月内及另外应证监会的要求呈交给证监会 。

41. 持牌平台营运者在进行任何有关活动时,必须遵循对其施加的所有发牌条件。一旦违反任 何发牌条件,将被视为《证券及期货条例》下第 IX 部的“失当行为”,并可能会对平台营 运者继续持牌的适当人选资格构成负面影响,以及可能导致证监会采取纪律行动(例如撤 销牌照、公开谴责或罚款)。


适用于虚拟资产平台营运者的条款及条件

42. 如上文所述,其中一项发牌条件将要求平台营运者遵从订明的条款及条件。有关发牌条件 和条款及条件载于本文件附录 1,而当中列明的标准主要针对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在进行有 关活动时的运作安排。

43. 有关条款及条件乃按照以下基准制定:

a. 平台营运者一经获发牌,即为持牌法团,并须遵守《证券及期货条例》及其附属法 例的有关条文。平台营运者在进行任何有关活动时,亦须遵守载于《操守准则》及证监会不时发出的指引、通函和常见问题内的所有相关监管规定。

b. 由于部分现行规定明确提述“证券”及“受规管活动”,故证监会已对有关规定作出修改并加入有关条款及条件,务求将相同或类似的概念应用到进行有关活动的情况。

c. 除了上述现行规定外,证监会亦因应虚拟资产的独有特点及当中所涉及的科技,加入了额外规定。

44. 主要的条款及条件载列如下。   


稳妥保管资产

45. 虚拟资产交易平台不只是撮合买卖双方的市场,亦同时代表其客户持有虚拟资产。

46. 证监会认为,任何寻求领取牌照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所采纳的营运架构及所采用的科技, 都应确保与证券业的传统金融机构一样,向客户提供同等的保障。


信托架构

47. 平台营运者应透过一家公司以信托方式为其客户持有客户资产,而该公司须为(i)该平台营 运者在《证券及期货条例》下的“有联系实体”;(ii)在香港成立为法团;(iii)持有《打击洗 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条例》(第 615 章)所指的“信托或公司服务提供商牌照”;及(iv) 该平台营运者全资拥有的附属公司(“有联系实体”)。此规定应有助保障客户虚拟资 产,并确保这些资产与该平台的资产获妥善分隔。

48. 对于虚拟资产在香港法例下是否构成“财产”,现时存在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法庭至今 未有就此问题作出任何裁定。虚拟资产在法律上的分类或会对客户在破产清盘法律程序中 的权利造成影响。虽然此不确定因素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但证监会认为,这不会阻碍现 阶段实施的监管框架。与此同时,本会将要求,如获发牌,平台营运者便须向其客户全面 披露任何重大的法律不确定因素,尤其是与客户就其在平台上买卖的虚拟资产可能拥有的 任何法律申索权的性质有关的不确定因素。

49. 投资者应留意,虽然与保管虚拟资产有关的某些风险应有可能得以纾减,但仍会有其他风 险存在,尤其是与网络攻击(例如遭黑客入侵)有关的风险。


线上及线下钱包

50. 证监会将要求平台营运者及其有联系实体设立和实施书面内部政策及管治程序,以确保遵 从与保管客户虚拟资产有关的规定。举例来说,“在线钱包”储存方式指虚拟资产的私人密匙储存在网上的做法,因此很容易受到遭黑客入侵和社交工程(例如伪冒诈骗)等外来 威胁。“线下钱包”储存方式指私人密匙以脱机方式(即没有接达互联网)储存的做法, 因此较为安全。证监会将要求平台营运者确保其(或其有联系实体)把 98%的客户虚拟资 产储存在线下钱包,并把其在在线钱包持有的客户虚拟资产局限于不超过 2%。平台营运 者及其有联系实体亦应尽量减少从持有大部分客户虚拟资产的线下钱包中拨出资产进行交 易。

51. 此外,鉴于虚拟资产的独有特点,平台营运者及其有联系实体应设有详尽的程序,从操作 及技术角度处理硬分叉(hard fork)或空投(air drop)等事件。

52. 平台营运者及其有联系实体亦应就处理客户虚拟资产的提存要求制定充分的程序,以防止 因盗窃、欺诈及其他不诚实行为、专业上的失当行为或不作为而引致的损失。


保险

53. 一旦有黑客入侵,投资者往往难以追讨损失。证监会将要求平台营运者确保所投购的保险时刻有效,而其保障范围应涵盖保管以在线储存方式持有客户虚拟资产所涉及的风险(全面保障),及保管以线下储存方式持有客户虚拟资产所涉及的风险(绝大部分保障,例如 95%)。


私人密匙管理

54. 存取和保管虚拟资产需透过利用私人密匙以数码方式签署交易,方能进行。故此,保管虚拟资产基本上讲求的是稳妥管理有关私人密匙。证监会认为,平台营运者及其有联系实体在管理私人密钥方面应设立并实施严格的内部监控措施及管治程序,以确保安全地产生、 储存及备份所有加密种子及密钥。

55. 有关保管客户资产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7.1 至 7.19 段。 认识你的客户

56. 平台营运者应遵守适用于持牌法团的认识你的客户的规定,并应取一切合理步骤,以确立 其每位客户的真实和全部身分、财政狀况、投资经验及投资目标。

57. 有别于传统证券交易场所,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可让投资者直接进入。轻易进入交易平台, 加上虚拟资产的复杂性及固有风险,引起了重大的投资者保障问题。证监会将要求平台营 运者在向客户24提供任何服务前,应确保客户对虚拟资产有充分认识(包括对虚拟资产所 涉及的相关风险有所认识)。  

58. 若客户没有具备有关认识,平台营运者只可在已向客户提供培训及已查询客户的个人状 况,以确保其提供的服务是适合该客户的前提下,向客户提供服务。   

59. 平台营运者亦应以透过参照客户的财政状况来设定交易限额或持仓限额(或两者)的方式 评估集中风险,以确保客户有足够的净资产来承担风险和可能招致的交易损失。

60. 有关认识你的客户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6.6 至 6.10 段。


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

61. 由于许多虚拟资产都是以匿名方式买卖,因此通常会引致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风险。 证监会期望,平台营运者应设立和实施充分及适当的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政策、 程序和监控措施(统称为打击洗钱/恐怖分子资金筹集系统),以便充分管理有关风险。  

62. 平台营运者亦应参照证监会发出的任何新指引及财务行动特别组织(特别组织)建议中适用于虚拟资产相关活动的最新内容(例如第 15 项建议的注释及《适用于虚拟资产及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的风险为本方法指引》(Guidance for a Risk-based Approach to Virtual Assets and Virtual Asset Service Providers)),定期检视打击洗钱/恐怖分子资金筹集 系统的成效,并在适当情况下采取加强措施。

63. 平台营运者可运用虚拟资产追踪工具,以便平台能够追索特定虚拟资产在区块链上的纪 录。这些工具能支持多种常见的虚拟资产,可将交易纪录与收录了涉及犯罪活动的已知地 址(例如用于勒索软件攻击、洗钱或暗网交易的地址)的数据库进行比对,并将识别到的 交易标示出来。在出现这些交易时,平台可拒绝与所涉及的人士建立客户业务关系。

64. 平台营运者在采纳这些追踪工具时,应谨记其在履行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义务方面负有首要责任,并须留意回溯追踪工具的检索范围有限,而其成效可能会因专门为扰乱交易纪录而设计的匿名加强技术或机制(包括混合服务及私隐币(privacy coin))而减弱。

65. 有关打击洗钱/恐怖分子资金筹集系统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13.1至 13.2 段。


预防市场操纵及违规活动

66. 据报,市场操纵及违规活动在虚拟资产世界相当普遍,而当中最常采用的方式与就其他资 产种类所运用的方式并无重大分别,例如幌骗(spoofing)、层迭法(layering)及“唱高 散货”的骗局(pump-and-dump scheme)。  

67. 证监会认为,平台营运者应为适当监察其平台上的活动而订立和实施书面政策及监控措 施,以识别、预防及汇报任何市场操纵或违规交易活动。有关政策及监控措施应涵盖多个 范畴,其中包括在发现操纵或违规活动后立即采取步骤以限制或暂停买卖(例如暂时冻结 账户)。

68. 为侦测传统资产类别中的市场操纵活动而开发的市场监察工具(获全球交易所及监管机构经常采用)只要稍作调整,亦可用作监察虚拟资产类别。

69. 作为额外保障措施,平台营运者应采用由信誉良好的独立供货商所提供的有效市场监察系统,以识别、监察、侦测及预防其平台上出现的任何市场操纵或违规活动,并在有需要时向证监会提供这个系统的接达权,以便其履行本身的监察职能。

70. 有关预防市场操纵及违规活动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5.1 至 5.4 段。 会计及审计  

71. 证监会将要求平台营运者应以适当的技能、小心审慎和勤勉尽责的态度,就其财务报表拣选及委任核数师,并应顾及他们为虚拟资产相关业务进行审计方面的经验和往绩纪录,以及他们为平台营运者进行审计的能力。

72. 有关会计及审计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12.1 至 12.2段。


风险管理

73. 平台营运者及其有联系实体将需设立稳健的风险管理框架,使他们能够识别、衡量、监察及管理因其业务及营运所引致的所有风险。

74. 平台营运者亦应要求客户预先将资金注入其账户内。只有在少数情况下,证监会或会允许 机构专业投资者在平台以外进行即日交收的交易。平台营运者不得向客户提供任何财务融通以购买虚拟资产。

75. 有关风险管理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8.1至 8.2 段。


利益冲突

76. 一直以来都有报道指,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同时担任客户的代理人及为其本身簿册进行交易的主事交易员。为避免任何潜在或实际利益冲突,平台营运者如获发牌,便不应从事自营交易或自营的庄家活动。如平台计划采用庄家服务提高其市场的流动性,证监会一般会期望此安排会按公平原则进行,并由独立外部人士运用正常用户接达途径提供。

77. 平台营运者及其有联系实体亦应设有用来管限雇员就虚拟资产进行交易的政策,以消除、 避免、管理或披露实际或潜在利益冲突。

78. 有关利益冲突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10.1至 10.7段。


供买卖的虚拟资产

79. 平台营运者应设立一项职能,负责订立、实施及执行:

a. 载列适用于虚拟资产发行人的责任和限制的规则(例如,就任何建议的硬分叉或空 投、发行人业务的任何重大改变或任何针对发行人的监管行动而通知平台营运者的 责任);

b. 有关虚拟资产被纳入其平台的准则和应用程序(当中已顾及有关条款及条件所载的 准则);及

c. 有关中止、暂停及撤销虚拟资产在其平台买卖的准则,持有该虚拟资产的客户可行 使的选择权,及任何通知期。

80. 平台营运者在将任何虚拟资产纳入其平台上交易之前,应该先对该等虚拟资产进行所有合 理的尽职审查,及确保它们继续符合所有被纳入其平台的准则。以下是平台营运者在适用 情况下必须考虑的因素列表(非详尽无遗):

a. 虚拟资产发行人的管理层或开发团队的背景;

b. 虚拟资产在平台营运者提供交易服务的各个司法管辖区的监管状况,包括虚拟资产 在《证券及期货条例》下可否销售和买卖,及监管状况会否亦影响平台营运者的监 管责任;

c. 虚拟资产的供求、市场成熟程度及流通性,包括其市值,平均每日成交量,其他平 台营运者是否亦提供利便该虚拟资产的交易的服务,有没有相关交易组合(例如法 定货币兑虚拟资产),及该虚拟资产已在哪些司法管辖区销售;

d. 虚拟资产的技术层面,包括该虚拟资产的区块链规程之安全基础设施,区块链和网 络的大小(特别是它是否容易遭受 51%攻击25),及共识算法的类型;

e. 开发团体的活跃水平;

f. 生态系统的普及程度;

g. 发行人所提供的虚拟资产推广材料应为准确及不具误导性;  

h. 虚拟资产的开发情况,包括其白皮书(如有)所载任何与其有关的项目的结果,及 过往与其历史和开发情况有关的任何重大事件;及

i. 就属《证券及期货条例》所指的“证券”的定义范围的虚拟资产而言,平台营运者 应只纳入符合以下说明的虚拟资产:(i)有资产支持的;(ii)获可比较的司法管辖区 (经证监会不时同意)的监管机构批准、视为合资格或注册的;及(iii)具有 12 个月 的发行后往绩纪录。

81. 有关准许虚拟资产买卖的详细规定,请参阅有关条款及条件第 4.1 至 4.6段。


第 IV 部—未来路向


82. 由 2019 年 11 月 6 日起,在香港经营中央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并有意在其平台上就至少一种证券型代币提供交易服务的公司,可向证监会申领第 1 及 7 类受规管活动的牌照。

83. 申请人必须证明其愿意并有能力遵守本文件所述的监管框架下的预期标准。

84. 鉴于评核过程严格,及为了确保预期的监管标准可获遵守,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提交的牌照 申请所需的处理时间,可能较处理标准牌照申请的时间为长。

85. 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经营者一经获发牌,将会被置于证监会监管沙盒内。这一般意味将需更 频密地进行汇报、监察及检视。通过严密监管,证监会将能够重点指出营运者在内部监控 及风险管理方面应予改善的范畴。

86. 本会要强调的是,本文件所述的部分监管掣肘仅可透过修订法例的方式解决。证监会将继 续监察加密资产的演变,并与香港政府共同探讨长远而言是否有需要修改法例。


如有查询,请联络证监会金融科技组(fintech@sfc.hk)。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 中介机构部


 
《立场书·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及附件全文
 英文全文:Position paper: Regulation of virtual asset trading platforms

香港证监会主席欧达礼演讲全文 | 金融科技:在行业不断变化下的监管策略

地区gongxiang 发表了文章 • 2019-11-07 10:57 • 来自相关话题

11月6日,香港证监会(SFC)主席欧达礼(Ashley Ian Alder)出席金融科技周并发表演讲,

以下是演讲全文:


在去年的金融科技周(FinTech Week)上,我谈到了一些关于金融服务技术的新兴监管观点,尤其是在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资产方面。

一年改变了多少啊!

2018年,人们认为加密世界对全球金融体系的重要性微乎其微。基本上是G20金融监管机构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去年得出结论称,尽管从投资者保护的角度来看,比特币等区块链“货币”存在问题,但它们尚未构成任何重大的金融稳定风险。

但随后出现了Facebook的Libra,国际监管机构必须迅速采取行动。

所以,今天我想从监管的角度来回顾一下过去12个月里发生的事情。正如我去年所做的,我将概述我们今天晚些时候将发布的有关香港加密资产监管的一些重要公告。 

首先,毫无疑问,我们必须应对金融服务领域技术引发的越来越多的问题。 

这些问题包括如何在自动化程度提高、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被采用的背景下应用现有法规。或者我们是否需要引入全新的规则集来管理基于新技术的活动。

许多监管机构也对外包给少数“大型科技”公司的金融服务感到担忧。事实上,就在上个月,香港证监会还发布了一份声明,阐述了我们对企业使用云计算时记录可访问性的预期。最重要的是,数据隐私问题正变得越来越严重。同样重要的还有,当机器(而非人类)在做决定时,如何监管金融服务业的行为。

我们认识到,我们必须对创新的好处持开放态度,但我们的底线是,我们需要对新技术的风险保持警惕。基本方法是技术中立的。同样的业务,同样的风险,同样的规则。 


加密资产的最新趋势


但正如我所说的,涉及加密资产行业的监管活动往往比其它行业都多。

这些货币有许多不同的名称:包括“加密货币”——尽管官方部门刻意避免使用这个术语,因为它意味着加密货币、数字代币、首次发行的代币等都等同于货币,但它们不是货币。在香港证监会,我们一直将“虚拟资产”作为一个相对中立的标签。 

毫无疑问,这些虚拟资产已经进一步进入了传统金融市场,更多的虚拟资产落在了现有证券监管范围内。一个例子是比特币期货,目前美国的成熟交易所都提供这种期货。

在其它领域,传统上为人们熟悉的金融资产(股票、债券及其衍生品)提供安全托管的公司,如今正考虑为虚拟资产提供类似的服务。保险公司更愿意提供保险范围,来自虚拟资产业务的需求促使“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扩展到这一领域。

另外,一些大型、成熟的金融机构正寻求在私有区块链上开发自己的密码令牌,以便为它们的机构客户提供廉价、即时的跨境支付。

这让我对所谓的稳定币,尤其是Libra,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些机构通常声称拥有一种机制,通过用法定货币、大宗商品或一篮子其它加密资产支持虚拟代币(或硬币)来稳定其价值。这并不是说它们是100%稳定的。但与比特币之类的加密资产(这种资产没有任何内在价值,因此非常不稳定)相比,它们的相对稳定性(或者说稳定性声明)是一个关键属性。他们的宣传口号是,他们可能会在非银行市场加速金融包容,降低跨境支付的成本。

但你不能不从媒体报道中注意到,稳定计划已经引起了一系列政界人士、央行行长和金融监管机构的严重关切。他们特别关切的是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迅速通过的提案。 

你还会读到,Facebook的Libra项目自6月宣布以来一直面临阻力,一些参与者最近几周离开了。

但不管其未来前景如何,Libra项目已激励全球监管机构更加努力地审视虚拟资产固有的机遇和风险。与去年相比,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我们现在充分认识到,任何令人信服的官方回应,都将首次需要在两个重要方面进行适当协调:

首先,需要在国内数据隐私、金融稳定、竞争、反洗钱以及消费者和投资者保护等各方面进行空前规模的合作。这是因为稳定币倡议,尤其是那些由拥有大型生态系统的科技企业提出的方案,涉及所有这些领域的风险。 

除了监管机构面临的挑战之外,第二个方面是,所有这些机构还必须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协调,以应对监管套利的真正风险。 

令人担忧的是,如果在一个司法辖区批准零售稳定币,无论是作为一个证券、支付系统、基金、交易平台,还是其他类别(或这些类别的组合),如果它依托于大型科技平台的庞大用户基础,那么它很容易迅速走向全球。甚至有人担心,全球稳定可能导致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市场——失去对本国货币和货币政策的控制。

事实上,稳定币提出了有关货币数字化和潜在私有化的根本性问题,这已促使各国央行、监管机构和政府开启了一种新的全球多边方式,香港证监会也密切参与其中。 

因此,请注意这一领域——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变化。 


证监会金融科技措施的最新情况


但今天,我想重点谈谈香港证监会为应对新技术的使用而采取的措施。在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最引人注目的是虚拟银行。对于证监会而言,我们的工作重点一直是是否监管虚拟交易平台(俗称“加密货币交易所”),公众可以通过这些平台交易各种虚拟资产。我们认为这是一项优先任务,因为这类平台在香港已经大量出现,到目前为止基本上没有受到任何形式的监管。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大多数虚拟资产不属于“证券”或“期货合约”的法律定义。因此,如果一个平台只提供这些“非证券”类型的加密资产用于交易,平台本身的运营就不会受到任何投资者保护法规的约束。

尽管如此,我们在这方面并不是无所作为。

例如,我们在几个案例中进行了干预——主要涉及首次发行代币——在这些案例中,我们提供了监管指导,发出了警告,在某些情况下还采取了正式的监管行动。

但我们的政策工作主要集中在虚拟资产世界与金融服务和广大公众最密切互动的企业。首先,这些是拥有虚拟资产敞口的投资基金。其次,正如我所提到的,公众可以通过这些平台交易虚拟资产。

至于基金,我们从去年的金融科技周(FinTech Week)上发布的公告开始,不久之后,发布虚拟资产基金的经纪商的详细行为准则,以及基金经理自己的预期标准。

这些措施意味着,投资者的利益现在既可以在基金管理层面得到保护,也可以在分配层面得到保护,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但这留下了虚拟资产平台的关键领域需要处理。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正是通过这些平台,公众才能获得虚拟资产。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香港有大量这样的平台。

因此,今天晚些时候,我们将发布一个新的监管框架,使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能够受到证监会的监管。 


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框架


这是一项重大进展,并建立在我去年在金融科技周(FinTech Week)上概述的潜在发展道路之上。当时,我们非常清楚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所带来的特殊风险。用户密码资产的安全保管和网络安全是主要问题。已经有很多平台被黑客攻击的例子,投资者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交易规则可能不透明、不公平,加密市场容易受到操纵。 

公众通常通过这些平台直接在互联网上进行交易,而不是通过受证监会监管的经纪人或顾问,否则他们将提供宝贵的保护。从反洗钱和反资助恐怖主义的角度来看,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资产的匿名性和其他技术特性是一个主要的担忧。 

因此,考虑到所有这些风险,我们与一些密码平台运营商会面,看看我们是否能设计一个可信的监管响应,以及一些平台是否真的能够在一个受监管的环境中运行。在深入研究了这些平台独特的技术和操作特点后,我们最终得出结论,有些平台是可以被我们监管的。

所以我们今天要宣布的是密码平台管理的详细方案。它很大程度上借鉴了传统证券经纪人和自动交易系统的标准。但它也会对这些标准进行调整,以专门应对该行业所依赖的技术。

市场操纵。它也瞄准了许多我们正在习惯的新概念,比如热、冷钱包、分叉、空投等等。我们亦会制定平台的准则,以决定是否纳入新的虚拟资产作交易。 

我们将确保平台运营商只能向专业投资者提供服务,而且只能向那些能够证明自己在这一领域有足够投资知识的人提供服务。

最后,所有获得许可的平台都必须投保虚拟资产丢失或被盗的风险。

现在,非常重要的一点。我提到过,证监会只有权监管一个交易虚拟资产或代币的平台,这些虚拟资产或代币在法律上属于“证券”或“期货合约”。比特币和其他更常见的加密资产都不是证券。

在我们的新框架中,没有什么能改变这一立场。它只适用于那些决定包含至少一个用于交易的安全加密资产或令牌的平台。但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我们的新规则将适用于所有的平台操作,即使在平台上交易的其他虚拟资产绝大多数不是证券。

因此,本质上,这是一个允许平台运营商选择加入监管的框架。这样做的好处是,它可以对所有客户说,它是一家受监管的企业。一旦向选择加入的平台发放牌照,投资者就能轻松区分受到适当监管的平台和所有其它平台。 


新的许可应用程序 


结果是,证监会将由今日起,邀请平台营办商提出牌照申请,而这些平台营办商必须承诺并有能力遵守我们的牌照准则及持续的操守规定。 

现在,尽管我们已经为那些选择被监管的平台提出了一个全面的制度,但事实是,我们是在现有的立法下这样做的,而这些立法并没有考虑到加密世界。这给我们留下了不可避免的差距和局限性。

首先,在证监会授权的平台上交易的大多数虚拟资产将不受适用于传统证券或投资基金发行的监管。 

例如,对于提供非合法证券的虚拟资产没有披露要求——这些虚拟资产仍将在许可平台上交易的大多数产品。 

此外,香港证监会通常有权对市场参与者的不当行为采取法律行动,但这一权力不适用于获得许可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这是因为这些平台不是公认的证券交易所或期货市场。

我们还认识到,香港拥有数十个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这些平台虽然对投资者保护构成严重担忧,但在新的监管框架下,它们可能决定不申请香港证监会牌照。

正如我所说的,他们可以通过确保在他们的平台上交易的虚拟资产都不是“安全的”来做到这一点。他们很可能认为,香港证监会的监管预期过于困难或成本过高,他们宁愿继续作为一家完全不受监管的企业。

我们认识到,这仍然是最重要的限制,并解释了为什么我们目前能做的最多的就是提供一个选择进入的解决方案。

尽管香港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不断发展,但我们当然可以完全推迟任何监管方面的回应。我们本可以等到任何覆盖整个虚拟资产行业的新立法出台。

但是,我们认为,仅仅因为我们不能提供全面的答案而逃避现实是错误的。立法通常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现在就采取行动显然符合公众利益,允许投资者选择只参与那些同意接受监管的加密平台或“交易所”。 

但我也应该强调,这只能是一项临时措施。虚拟资产领域的快速发展迫切需要新的、全面的立法,使创新能够在适当处理新风险的环境中使有利于投资者和经济体的创新蓬勃发展。

正如我在开头所提到的,围绕稳定币提出的改变游戏规则的提议,可能会促使人们加快思考一套总体的、全球一致的监管预期。

另外一个事情。我们非常关注向公众提供虚拟资产期货合约的平台,尤其是杠杆率较高的合约。它们波动剧烈,风险极高,估值极其困难。提供这些合约的平台也因在期货合约期内改变交易规则而受到批评,包括暂停交易或回滚交易。

因此,我们今天将发布第二份声明,提醒投资者注意这些风险。此外,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或《赌博条例》,提供虚拟资产期货进行交易的机构,很可能进行非法活动。 


结论 


最后,我想再次强调,我们的规则是基于原则和技术中立的。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这样一个瞬息万变的环境中,应用始终如一的投资者保护原则,并就创新技术的使用提供有用的、详细的指导。我们和全球其他监管机构希望,金融科技能够蓬勃发展,提高所有参与者的信心。 

至于某些虚拟资产——尤其是那些没有内在价值的资产——是否具有有用的社会功能,或者是否可以被视为与传统金融资产等同,目前尚无定论。但很明显,如果我们确实对虚拟资产领域的经营者进行监管,我们应该让他们遵守与金融体系其他部门相同的标准。 

因此,我们希望我们今天宣布的措施将鼓励负责任的新技术发展,影响国际辩论,并为投资者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更好的结果。 

谢谢大家,祝大家享受接下来的金融科技周。


编译:共享财经Neo 查看全部
LYNXNPEF3A0PW_L.jpg


11月6日,香港证监会(SFC)主席欧达礼(Ashley Ian Alder)出席金融科技周并发表演讲,

以下是演讲全文:


在去年的金融科技周(FinTech Week)上,我谈到了一些关于金融服务技术的新兴监管观点,尤其是在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资产方面。

一年改变了多少啊!

2018年,人们认为加密世界对全球金融体系的重要性微乎其微。基本上是G20金融监管机构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去年得出结论称,尽管从投资者保护的角度来看,比特币等区块链“货币”存在问题,但它们尚未构成任何重大的金融稳定风险。

但随后出现了Facebook的Libra,国际监管机构必须迅速采取行动。

所以,今天我想从监管的角度来回顾一下过去12个月里发生的事情。正如我去年所做的,我将概述我们今天晚些时候将发布的有关香港加密资产监管的一些重要公告。 

首先,毫无疑问,我们必须应对金融服务领域技术引发的越来越多的问题。 

这些问题包括如何在自动化程度提高、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被采用的背景下应用现有法规。或者我们是否需要引入全新的规则集来管理基于新技术的活动。

许多监管机构也对外包给少数“大型科技”公司的金融服务感到担忧。事实上,就在上个月,香港证监会还发布了一份声明,阐述了我们对企业使用云计算时记录可访问性的预期。最重要的是,数据隐私问题正变得越来越严重。同样重要的还有,当机器(而非人类)在做决定时,如何监管金融服务业的行为。

我们认识到,我们必须对创新的好处持开放态度,但我们的底线是,我们需要对新技术的风险保持警惕。基本方法是技术中立的。同样的业务,同样的风险,同样的规则。 


加密资产的最新趋势


但正如我所说的,涉及加密资产行业的监管活动往往比其它行业都多。

这些货币有许多不同的名称:包括“加密货币”——尽管官方部门刻意避免使用这个术语,因为它意味着加密货币、数字代币、首次发行的代币等都等同于货币,但它们不是货币。在香港证监会,我们一直将“虚拟资产”作为一个相对中立的标签。 

毫无疑问,这些虚拟资产已经进一步进入了传统金融市场,更多的虚拟资产落在了现有证券监管范围内。一个例子是比特币期货,目前美国的成熟交易所都提供这种期货。

在其它领域,传统上为人们熟悉的金融资产(股票、债券及其衍生品)提供安全托管的公司,如今正考虑为虚拟资产提供类似的服务。保险公司更愿意提供保险范围,来自虚拟资产业务的需求促使“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扩展到这一领域。

另外,一些大型、成熟的金融机构正寻求在私有区块链上开发自己的密码令牌,以便为它们的机构客户提供廉价、即时的跨境支付。

这让我对所谓的稳定币,尤其是Libra,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些机构通常声称拥有一种机制,通过用法定货币、大宗商品或一篮子其它加密资产支持虚拟代币(或硬币)来稳定其价值。这并不是说它们是100%稳定的。但与比特币之类的加密资产(这种资产没有任何内在价值,因此非常不稳定)相比,它们的相对稳定性(或者说稳定性声明)是一个关键属性。他们的宣传口号是,他们可能会在非银行市场加速金融包容,降低跨境支付的成本。

但你不能不从媒体报道中注意到,稳定计划已经引起了一系列政界人士、央行行长和金融监管机构的严重关切。他们特别关切的是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迅速通过的提案。 

你还会读到,Facebook的Libra项目自6月宣布以来一直面临阻力,一些参与者最近几周离开了。

但不管其未来前景如何,Libra项目已激励全球监管机构更加努力地审视虚拟资产固有的机遇和风险。与去年相比,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我们现在充分认识到,任何令人信服的官方回应,都将首次需要在两个重要方面进行适当协调:

首先,需要在国内数据隐私、金融稳定、竞争、反洗钱以及消费者和投资者保护等各方面进行空前规模的合作。这是因为稳定币倡议,尤其是那些由拥有大型生态系统的科技企业提出的方案,涉及所有这些领域的风险。 

除了监管机构面临的挑战之外,第二个方面是,所有这些机构还必须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协调,以应对监管套利的真正风险。 

令人担忧的是,如果在一个司法辖区批准零售稳定币,无论是作为一个证券、支付系统、基金、交易平台,还是其他类别(或这些类别的组合),如果它依托于大型科技平台的庞大用户基础,那么它很容易迅速走向全球。甚至有人担心,全球稳定可能导致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市场——失去对本国货币和货币政策的控制。

事实上,稳定币提出了有关货币数字化和潜在私有化的根本性问题,这已促使各国央行、监管机构和政府开启了一种新的全球多边方式,香港证监会也密切参与其中。 

因此,请注意这一领域——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变化。 


证监会金融科技措施的最新情况


但今天,我想重点谈谈香港证监会为应对新技术的使用而采取的措施。在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最引人注目的是虚拟银行。对于证监会而言,我们的工作重点一直是是否监管虚拟交易平台(俗称“加密货币交易所”),公众可以通过这些平台交易各种虚拟资产。我们认为这是一项优先任务,因为这类平台在香港已经大量出现,到目前为止基本上没有受到任何形式的监管。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大多数虚拟资产不属于“证券”或“期货合约”的法律定义。因此,如果一个平台只提供这些“非证券”类型的加密资产用于交易,平台本身的运营就不会受到任何投资者保护法规的约束。

尽管如此,我们在这方面并不是无所作为。

例如,我们在几个案例中进行了干预——主要涉及首次发行代币——在这些案例中,我们提供了监管指导,发出了警告,在某些情况下还采取了正式的监管行动。

但我们的政策工作主要集中在虚拟资产世界与金融服务和广大公众最密切互动的企业。首先,这些是拥有虚拟资产敞口的投资基金。其次,正如我所提到的,公众可以通过这些平台交易虚拟资产。

至于基金,我们从去年的金融科技周(FinTech Week)上发布的公告开始,不久之后,发布虚拟资产基金的经纪商的详细行为准则,以及基金经理自己的预期标准。

这些措施意味着,投资者的利益现在既可以在基金管理层面得到保护,也可以在分配层面得到保护,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但这留下了虚拟资产平台的关键领域需要处理。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正是通过这些平台,公众才能获得虚拟资产。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香港有大量这样的平台。

因此,今天晚些时候,我们将发布一个新的监管框架,使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能够受到证监会的监管。 


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框架


这是一项重大进展,并建立在我去年在金融科技周(FinTech Week)上概述的潜在发展道路之上。当时,我们非常清楚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所带来的特殊风险。用户密码资产的安全保管和网络安全是主要问题。已经有很多平台被黑客攻击的例子,投资者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交易规则可能不透明、不公平,加密市场容易受到操纵。 

公众通常通过这些平台直接在互联网上进行交易,而不是通过受证监会监管的经纪人或顾问,否则他们将提供宝贵的保护。从反洗钱和反资助恐怖主义的角度来看,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资产的匿名性和其他技术特性是一个主要的担忧。 

因此,考虑到所有这些风险,我们与一些密码平台运营商会面,看看我们是否能设计一个可信的监管响应,以及一些平台是否真的能够在一个受监管的环境中运行。在深入研究了这些平台独特的技术和操作特点后,我们最终得出结论,有些平台是可以被我们监管的。

所以我们今天要宣布的是密码平台管理的详细方案。它很大程度上借鉴了传统证券经纪人和自动交易系统的标准。但它也会对这些标准进行调整,以专门应对该行业所依赖的技术。

市场操纵。它也瞄准了许多我们正在习惯的新概念,比如热、冷钱包、分叉、空投等等。我们亦会制定平台的准则,以决定是否纳入新的虚拟资产作交易。 

我们将确保平台运营商只能向专业投资者提供服务,而且只能向那些能够证明自己在这一领域有足够投资知识的人提供服务。

最后,所有获得许可的平台都必须投保虚拟资产丢失或被盗的风险。

现在,非常重要的一点。我提到过,证监会只有权监管一个交易虚拟资产或代币的平台,这些虚拟资产或代币在法律上属于“证券”或“期货合约”。比特币和其他更常见的加密资产都不是证券。

在我们的新框架中,没有什么能改变这一立场。它只适用于那些决定包含至少一个用于交易的安全加密资产或令牌的平台。但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我们的新规则将适用于所有的平台操作,即使在平台上交易的其他虚拟资产绝大多数不是证券。

因此,本质上,这是一个允许平台运营商选择加入监管的框架。这样做的好处是,它可以对所有客户说,它是一家受监管的企业。一旦向选择加入的平台发放牌照,投资者就能轻松区分受到适当监管的平台和所有其它平台。 


新的许可应用程序 


结果是,证监会将由今日起,邀请平台营办商提出牌照申请,而这些平台营办商必须承诺并有能力遵守我们的牌照准则及持续的操守规定。 

现在,尽管我们已经为那些选择被监管的平台提出了一个全面的制度,但事实是,我们是在现有的立法下这样做的,而这些立法并没有考虑到加密世界。这给我们留下了不可避免的差距和局限性。

首先,在证监会授权的平台上交易的大多数虚拟资产将不受适用于传统证券或投资基金发行的监管。 

例如,对于提供非合法证券的虚拟资产没有披露要求——这些虚拟资产仍将在许可平台上交易的大多数产品。 

此外,香港证监会通常有权对市场参与者的不当行为采取法律行动,但这一权力不适用于获得许可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这是因为这些平台不是公认的证券交易所或期货市场。

我们还认识到,香港拥有数十个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这些平台虽然对投资者保护构成严重担忧,但在新的监管框架下,它们可能决定不申请香港证监会牌照。

正如我所说的,他们可以通过确保在他们的平台上交易的虚拟资产都不是“安全的”来做到这一点。他们很可能认为,香港证监会的监管预期过于困难或成本过高,他们宁愿继续作为一家完全不受监管的企业。

我们认识到,这仍然是最重要的限制,并解释了为什么我们目前能做的最多的就是提供一个选择进入的解决方案。

尽管香港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不断发展,但我们当然可以完全推迟任何监管方面的回应。我们本可以等到任何覆盖整个虚拟资产行业的新立法出台。

但是,我们认为,仅仅因为我们不能提供全面的答案而逃避现实是错误的。立法通常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现在就采取行动显然符合公众利益,允许投资者选择只参与那些同意接受监管的加密平台或“交易所”。 

但我也应该强调,这只能是一项临时措施。虚拟资产领域的快速发展迫切需要新的、全面的立法,使创新能够在适当处理新风险的环境中使有利于投资者和经济体的创新蓬勃发展。

正如我在开头所提到的,围绕稳定币提出的改变游戏规则的提议,可能会促使人们加快思考一套总体的、全球一致的监管预期。

另外一个事情。我们非常关注向公众提供虚拟资产期货合约的平台,尤其是杠杆率较高的合约。它们波动剧烈,风险极高,估值极其困难。提供这些合约的平台也因在期货合约期内改变交易规则而受到批评,包括暂停交易或回滚交易。

因此,我们今天将发布第二份声明,提醒投资者注意这些风险。此外,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或《赌博条例》,提供虚拟资产期货进行交易的机构,很可能进行非法活动。 


结论 


最后,我想再次强调,我们的规则是基于原则和技术中立的。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这样一个瞬息万变的环境中,应用始终如一的投资者保护原则,并就创新技术的使用提供有用的、详细的指导。我们和全球其他监管机构希望,金融科技能够蓬勃发展,提高所有参与者的信心。 

至于某些虚拟资产——尤其是那些没有内在价值的资产——是否具有有用的社会功能,或者是否可以被视为与传统金融资产等同,目前尚无定论。但很明显,如果我们确实对虚拟资产领域的经营者进行监管,我们应该让他们遵守与金融体系其他部门相同的标准。 

因此,我们希望我们今天宣布的措施将鼓励负责任的新技术发展,影响国际辩论,并为投资者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更好的结果。 

谢谢大家,祝大家享受接下来的金融科技周。


编译:共享财经Neo

揭秘因涉嫌诈骗遭调查的“炒币神器”BISS

特写l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11-06 11:05 • 来自相关话题

 
币圈乱象整治开始延伸至数字资产交易所。11月4日,一家号称为“炒币神器”的BISS币市交易所(以下简称“BISS”)在官网发布公告称:“目前BISS部分业务负责人正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工作,调查结束后,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恢复正常业务。” 11月5日,北京商报记者赶至BISS在朝阳区的一处办公场所发现,其办公室门已经紧闭,另有多位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BISS大部分工作人员已在10月30日被警方带走调查, BISS运营公司名为北京速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速子科技”),目前被调查原因主要是涉嫌诈骗。有从业人士称,目前市场有上万家数字资产交易所,除BISS外,实际还有许多家也存在类似问题,随着监管方的清理整顿,数字资产交易所行业或将迎来“腥风血雨”。

运营公司名为速子科技 因涉嫌诈骗被调查


“这件事情确实比较突然,10月30日我还联系过他们公司人员,当时候还说没啥事,但没想到半小时后就被抓了,位于朝阳区的办公场所只是他们公司一个分部 ,部门员工约20至30人左右,他们在深圳也有办公场所。”知情人士张力(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近日,一则关于BISS“失联”的消息引业内关注。11月4日,号称为“炒币神器”的BISS在官网发布公告称:“目前BISS部分业务负责人正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工作,由此给各位用户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调查结束后,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恢复正常业务。”

11月5日,北京商报记者赶至BISS在朝阳区的一处办公场所发现,其办公室门已经紧闭。多位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BISS大部分工作人员已在10月30日被警方带走调查,此外,据办案民警向北京商报记者确认,BISS运营公司名为北京速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速子科技”,目前被调查原因主要是涉嫌诈骗。

与此同时,一位与BISS在同一办公楼的相关工作人员称,“上周三,位于一层的这家公司已被查封,当时有许多警察到场,但不让围观情况。听说是涉及金融业务的一家公司,之前的办公人员还挺多的,但近一个月来人数明显减少。”

这一消息还得到了负责该园区的物业公司人员确认,对方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被警方抓走的公司名为速子科技,该公司搬至该处办公仅不到半年时间,或是因为涉嫌违法违规,目前已被警察查封,就在上周,该公司在场工作人员已被警方全部带走。

BISS因何原因被查?是否由速子科技公司运营?针对上述信息,北京商报记者与警方取得联系,其中,办案警方向北京商报记者确认,速子科技与BISS确为同一家公司,目前该公司大部分人员已经被抓,现在是调查取证期间,暂定的是涉嫌诈骗,至于后期如何定性还要看调查结果,对于后期是否要调查类似数字资产交易所,该警方表示不便透露。

天眼查资料显示,速子科技于2018年5月成立,法定代表人陈思,企业地址在北京市海淀区,参保人数18人,人员规模小于50人,主要经营技术开发转让、计算机系统服务、数据处理、基础软件服务;应用软件服务、软件开发等业务。

另据工作职位信息搜索服务平台“职友集”页面介绍,速子科技是一家新一代数字资产交易所,内部薪酬福利体系完善,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速子科技招聘岗位平均工资为每月3万元,目前在北京、深圳地区均有招聘需求,在招职位包括量化交易平台开发师、海外产品运营、运营总监、大客户销售、高级安全工程师、金融产品经理等,其中,金融产品经理薪酬高达每月48万元。


违规进行币股交易 会员制模式或涉嫌传销


一位与BISS有过业务接触的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BISS从业模式来看,其违规之处主要涉及到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违规为用户进行美股买卖,第二则是其会员制拉新模式或涉嫌传销,第三则是涉嫌洗钱。

值得注意的是,BISS在官网宣称为“全球首家会员制交易所,致力于打造专业汇聚全球顶级数字货币的新一代交易所。日前已获得大都会资本、真格基金、经纬中国、策源创投、BlueHill、涅槃资本、Alphacoin Fund等多家顶级机构数千万战略投资”。其主要定位为“炒币神器”,并称其“炒币神器”版本将在12月正式上线。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一方面,与市场多数数字资产交易所一样,BISS的业务模式主要依靠用户交易手续费、上币费、发行平台币获取盈利。除此之外,BISS还宣称具有创新商业模式,即“币股交易“和“会员制”。

根据BISS官网介绍,通过传统券商交易美股,至少需要从注册开户、信息审核、美股入金以及买入美股等7大步骤。而其中最难的就是如何换汇美元入金,这把大部分人拦在了外边。但在BISS平台中,用户只需要通过充值USDT,便可直接购买美股。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业内人士直言,BISS币股交易,即用户可通过其数字资产USDT来购买美股,相当于利用USDT国际流通的特性来购买国际股票。但BISS并没有股票交易资质,且未获得监管许可,这种创新交易无疑是绕过了个人购汇限制,存在违法行为。

而对于会员制创新业务,BISS官网介绍,在会员2.0框架下,普通用户需通过花费BISS平台币购买VIP1初级会员(公告发布时购买会员花费为399BISS)。通过“算力”与“BISS15日日均持仓”两个指标,将VIP级别分为VIP1至VIP7共7个等级,并针对不同级别会员给予不同权益。而针对VIP1普通会员到VIP7金牌合伙人,不同等级的“’BISS15日日均持仓”与“算力”均有详细要求 ,达到相应要求之后才可升级。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达到VIP7金牌合伙人,“BISS15日日均持仓”需达到50000,“算力”需达50000000。

前述资深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BISS会员的定级和所谓的“算力”相关,其中 “算力”实质上由三部分业务构成:一是邀请用户,即所谓的“拉人头”。第二则是和交易相关,类似于交易(挖矿)的玩法,通过币币或者法币交易来积累所谓的“算力”。第三则是持仓,即通过持有固定的BISS数字资产来增加用户保级的“算力”。他进一步指出,实际上这三类在目前主流交易所都有对应的模式出现,而BISS会员制相当于汇集了这三个因素,通过算法将三种业务串联起来。

至于该模式是否涉嫌传销,该资深业内人士指出,横向对比来看,如果是以购买份额作为缴纳入门费,发展下线人员、拉人头组成层级,以下线人员“业绩”作为获利的定义来进行判断,BISS会员制相对较为精明地避开了传销的底线,改用擦边球的方式进行了运作。但如果BISS的价格存在断崖式下跌的时候,实际上就可以被视作为涉嫌传销。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自今年7月开始,BISS平台币价格便一路下行呈暴跌状态,从7月8日最高价0.4596USDT,跌至11月3日最低价0.0335USDT,跌幅达92.71%。






数字资产交易所监管将持续高压


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商报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多位从事数字资产交易所的相关人士表示,对BISS被调查并不意外,目前市场有上万家数字资产交易所,除BISS外,还有许多家也存在类似问题,随着监管方的清理整顿,数字资产交易所行业或将迎来整顿。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滨江学院企业教授、中国自动化学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委员刘峰介绍,当前数字资产交易所的门槛并不高,仅需一个交易所源码,注册服务器部署,然后买个域名即可。在他看来,这种交易所实质上只能算交易网站,因为这类网站部分的某些特殊交易,因此给资金盘、传销盘使用过一遍后就关闭了,从这一点来看,这种非法网站数量或在上万所以上。

对于圈内的数字资产交易所,刘峰指出,无论是币安、火币、OKEx,还是HitBTC、ZB.com,亦或是抹茶MXC交易所,参与人群还是亚洲人居多,其中包含中国、韩国、日本等,交易者人数占据主要交易者半壁江山以上。不过,数字资产交易所的竞争也异常激烈,也存在技术革新、政策变化、黑客攻击等在内的多种因素,导致数字资产交易所排名变化剧烈。

谈及数字资产交易所未来的监管趋势,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实践教授胡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当前,部分交易所联合资金盘、发币方、自媒体操纵币价的行为受人诟病。当前大部分“币”都是空气币,没有基本面支持;此外,交易行为以及相应的交易平台和交易服务不受监管,处于地下状态。这些币和交易平台构成的币圈,只能在阳光之外生存。

刘峰同样指出,对于以数字资产交易为主的币圈,监管将保持高压监管态势,决不会放松。不过,国内目前提倡发展区块链技术应用,希望国内区块链从业者脱虚向实,使区块链技术能够在产业界进行推进。因此他认为,这一背景下,不排除以后所谓的“币圈”从业人员会逐渐转移到以产业技术研发应用为主的“链圈”中去。

“而至于曾经在某些阶段在币圈充斥着资金盘、传销盘、内盘、会员制、洗钱等这些违法行为,也会随着越来越全面的政策以及越来越成熟的监管科技,在圈内逐步消失。而币圈的从业者、资金等,也能逐渐迁移到链圈中去,最终来服务于产业。” 刘峰称。


本文来源于“北京商报” 查看全部
biss.jpeg

 
币圈乱象整治开始延伸至数字资产交易所。11月4日,一家号称为“炒币神器”的BISS币市交易所(以下简称“BISS”)在官网发布公告称:“目前BISS部分业务负责人正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工作,调查结束后,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恢复正常业务。” 11月5日,北京商报记者赶至BISS在朝阳区的一处办公场所发现,其办公室门已经紧闭,另有多位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BISS大部分工作人员已在10月30日被警方带走调查, BISS运营公司名为北京速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速子科技”),目前被调查原因主要是涉嫌诈骗。有从业人士称,目前市场有上万家数字资产交易所,除BISS外,实际还有许多家也存在类似问题,随着监管方的清理整顿,数字资产交易所行业或将迎来“腥风血雨”。

运营公司名为速子科技 因涉嫌诈骗被调查


“这件事情确实比较突然,10月30日我还联系过他们公司人员,当时候还说没啥事,但没想到半小时后就被抓了,位于朝阳区的办公场所只是他们公司一个分部 ,部门员工约20至30人左右,他们在深圳也有办公场所。”知情人士张力(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近日,一则关于BISS“失联”的消息引业内关注。11月4日,号称为“炒币神器”的BISS在官网发布公告称:“目前BISS部分业务负责人正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工作,由此给各位用户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调查结束后,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恢复正常业务。”

11月5日,北京商报记者赶至BISS在朝阳区的一处办公场所发现,其办公室门已经紧闭。多位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BISS大部分工作人员已在10月30日被警方带走调查,此外,据办案民警向北京商报记者确认,BISS运营公司名为北京速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速子科技”,目前被调查原因主要是涉嫌诈骗。

与此同时,一位与BISS在同一办公楼的相关工作人员称,“上周三,位于一层的这家公司已被查封,当时有许多警察到场,但不让围观情况。听说是涉及金融业务的一家公司,之前的办公人员还挺多的,但近一个月来人数明显减少。”

这一消息还得到了负责该园区的物业公司人员确认,对方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被警方抓走的公司名为速子科技,该公司搬至该处办公仅不到半年时间,或是因为涉嫌违法违规,目前已被警察查封,就在上周,该公司在场工作人员已被警方全部带走。

BISS因何原因被查?是否由速子科技公司运营?针对上述信息,北京商报记者与警方取得联系,其中,办案警方向北京商报记者确认,速子科技与BISS确为同一家公司,目前该公司大部分人员已经被抓,现在是调查取证期间,暂定的是涉嫌诈骗,至于后期如何定性还要看调查结果,对于后期是否要调查类似数字资产交易所,该警方表示不便透露。

天眼查资料显示,速子科技于2018年5月成立,法定代表人陈思,企业地址在北京市海淀区,参保人数18人,人员规模小于50人,主要经营技术开发转让、计算机系统服务、数据处理、基础软件服务;应用软件服务、软件开发等业务。

另据工作职位信息搜索服务平台“职友集”页面介绍,速子科技是一家新一代数字资产交易所,内部薪酬福利体系完善,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速子科技招聘岗位平均工资为每月3万元,目前在北京、深圳地区均有招聘需求,在招职位包括量化交易平台开发师、海外产品运营、运营总监、大客户销售、高级安全工程师、金融产品经理等,其中,金融产品经理薪酬高达每月48万元。


违规进行币股交易 会员制模式或涉嫌传销


一位与BISS有过业务接触的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BISS从业模式来看,其违规之处主要涉及到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违规为用户进行美股买卖,第二则是其会员制拉新模式或涉嫌传销,第三则是涉嫌洗钱。

值得注意的是,BISS在官网宣称为“全球首家会员制交易所,致力于打造专业汇聚全球顶级数字货币的新一代交易所。日前已获得大都会资本、真格基金、经纬中国、策源创投、BlueHill、涅槃资本、Alphacoin Fund等多家顶级机构数千万战略投资”。其主要定位为“炒币神器”,并称其“炒币神器”版本将在12月正式上线。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一方面,与市场多数数字资产交易所一样,BISS的业务模式主要依靠用户交易手续费、上币费、发行平台币获取盈利。除此之外,BISS还宣称具有创新商业模式,即“币股交易“和“会员制”。

根据BISS官网介绍,通过传统券商交易美股,至少需要从注册开户、信息审核、美股入金以及买入美股等7大步骤。而其中最难的就是如何换汇美元入金,这把大部分人拦在了外边。但在BISS平台中,用户只需要通过充值USDT,便可直接购买美股。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业内人士直言,BISS币股交易,即用户可通过其数字资产USDT来购买美股,相当于利用USDT国际流通的特性来购买国际股票。但BISS并没有股票交易资质,且未获得监管许可,这种创新交易无疑是绕过了个人购汇限制,存在违法行为。

而对于会员制创新业务,BISS官网介绍,在会员2.0框架下,普通用户需通过花费BISS平台币购买VIP1初级会员(公告发布时购买会员花费为399BISS)。通过“算力”与“BISS15日日均持仓”两个指标,将VIP级别分为VIP1至VIP7共7个等级,并针对不同级别会员给予不同权益。而针对VIP1普通会员到VIP7金牌合伙人,不同等级的“’BISS15日日均持仓”与“算力”均有详细要求 ,达到相应要求之后才可升级。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达到VIP7金牌合伙人,“BISS15日日均持仓”需达到50000,“算力”需达50000000。

前述资深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BISS会员的定级和所谓的“算力”相关,其中 “算力”实质上由三部分业务构成:一是邀请用户,即所谓的“拉人头”。第二则是和交易相关,类似于交易(挖矿)的玩法,通过币币或者法币交易来积累所谓的“算力”。第三则是持仓,即通过持有固定的BISS数字资产来增加用户保级的“算力”。他进一步指出,实际上这三类在目前主流交易所都有对应的模式出现,而BISS会员制相当于汇集了这三个因素,通过算法将三种业务串联起来。

至于该模式是否涉嫌传销,该资深业内人士指出,横向对比来看,如果是以购买份额作为缴纳入门费,发展下线人员、拉人头组成层级,以下线人员“业绩”作为获利的定义来进行判断,BISS会员制相对较为精明地避开了传销的底线,改用擦边球的方式进行了运作。但如果BISS的价格存在断崖式下跌的时候,实际上就可以被视作为涉嫌传销。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自今年7月开始,BISS平台币价格便一路下行呈暴跌状态,从7月8日最高价0.4596USDT,跌至11月3日最低价0.0335USDT,跌幅达92.71%。

1572967498786.png


数字资产交易所监管将持续高压


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商报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多位从事数字资产交易所的相关人士表示,对BISS被调查并不意外,目前市场有上万家数字资产交易所,除BISS外,还有许多家也存在类似问题,随着监管方的清理整顿,数字资产交易所行业或将迎来整顿。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滨江学院企业教授、中国自动化学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委员刘峰介绍,当前数字资产交易所的门槛并不高,仅需一个交易所源码,注册服务器部署,然后买个域名即可。在他看来,这种交易所实质上只能算交易网站,因为这类网站部分的某些特殊交易,因此给资金盘、传销盘使用过一遍后就关闭了,从这一点来看,这种非法网站数量或在上万所以上。

对于圈内的数字资产交易所,刘峰指出,无论是币安、火币、OKEx,还是HitBTC、ZB.com,亦或是抹茶MXC交易所,参与人群还是亚洲人居多,其中包含中国、韩国、日本等,交易者人数占据主要交易者半壁江山以上。不过,数字资产交易所的竞争也异常激烈,也存在技术革新、政策变化、黑客攻击等在内的多种因素,导致数字资产交易所排名变化剧烈。

谈及数字资产交易所未来的监管趋势,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实践教授胡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当前,部分交易所联合资金盘、发币方、自媒体操纵币价的行为受人诟病。当前大部分“币”都是空气币,没有基本面支持;此外,交易行为以及相应的交易平台和交易服务不受监管,处于地下状态。这些币和交易平台构成的币圈,只能在阳光之外生存。

刘峰同样指出,对于以数字资产交易为主的币圈,监管将保持高压监管态势,决不会放松。不过,国内目前提倡发展区块链技术应用,希望国内区块链从业者脱虚向实,使区块链技术能够在产业界进行推进。因此他认为,这一背景下,不排除以后所谓的“币圈”从业人员会逐渐转移到以产业技术研发应用为主的“链圈”中去。

“而至于曾经在某些阶段在币圈充斥着资金盘、传销盘、内盘、会员制、洗钱等这些违法行为,也会随着越来越全面的政策以及越来越成熟的监管科技,在圈内逐步消失。而币圈的从业者、资金等,也能逐渐迁移到链圈中去,最终来服务于产业。” 刘峰称。


本文来源于“北京商报”

Circle转型:从高盛、百度追捧,到放弃比特币支付改做稳定币

项目muggle 发表了文章 • 2019-10-10 10:48 • 来自相关话题

    成立6年的Circle,是当之无愧的明星区块链项目——号称“美国版支付宝”,获得高盛、百度、比特大陆青睐,已完成5轮融资,总融资数超过2.5亿,高峰时期估值30亿美元。
    但Circle的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10月3日、4日,Circle在两天内向以太坊网络连续增发约5000万枚锚定美元的稳定币USDC,而算上之前的数目,Circle在两个月内增发了近1亿3000万枚USDC,折合人民币价值近10亿元。
    除了频繁增发USDC,今年以来,Circle将部分业务的运营地转移至百慕大,以及关停了旗下的Circle Pay和Circle Research服务。原本要做“支付业务”“现实虚拟世界桥梁”的Circle,如今布局交易所、更偏向加密货币交易产业链。
    从支付到交易所,转型后的Circle,能否继续获得监管、资本和用户的宠爱?



“美国版支付宝” 


曾经的Circle,有着“美国版支付宝”的美称。
 
2013年,杰瑞米·阿莱尔(Jeremy Allaire)创立了Circle,总部设在波士顿,最初定位于“消费金融公司”,旨在建立一个比特币支付和转账平台。
 
“当用户需要转移资金时,只需短期买进比特币,就能将关联账户中的美元或英镑等资金转移到其他账户了。”有业内人士这样描述其业务。
 
举个简单的例子,之前国际转账需要等待银行、SWIFT3-5个工作日的确认,但使用Circle,可以实现“现金——比特币——现金”,快速转账。
 
据麻瓜派了解,在创办Circle前,杰瑞米也曾创办过一个在线视频平台Brightcove,并成功上市纳斯达克。因此,出于对杰瑞米的信任,Brightcove的投资人们决定继续支持杰瑞米,给了他9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而这笔融资,“创下了当时加密货币公司有史以来的最高融资额”。
 
Circle意气风发,在外界还在争论、探讨比特币和区块链概念的时刻,继续得到高盛等知名风投机构的青睐,并获取了监管机构的高度认可。
 
2015年8月,Circle获得高盛集团和IDG资本领投的7000万美元融资;9月,Circle又拿到了纽约金融服务局颁发的第一张数字货币许可证BitLicense,这意味着Circle可在纽约州持证提供数字货币服务。
 
之后,Circle慢慢走进更广泛人群的视野。
 
拿到牌照后,Circle便宣布旗下的比特币应用程序Circle Pay可以支持人们进行比特币买卖和转账交易,转账的过程中没有手续费,用户可以通过绑定Visa和万事达卡在Circle账户中充值美元。
 
到了2015年年底,Circle将Circle Pay打造成了一个社交软件,与现在的微信类似,而这也为Circle的第一次转型埋下了伏笔。






2016年是Circle高歌猛进的一年。
 
4月,Circle拿到了英国金融服务监管局颁发的电子支付牌照,这也是英国监管机构首次向经营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业务的公司颁发许可证,意味着英国甚至整个欧盟区域都为Circle敞开了大门;
 
6月,Circle完成关键的D轮融资。这次融资,募集了6000万美元,IDG领投,并且有多家中国公司参与,百度、光大、宜信、中金甲子等众多中国企业纷纷跟投。
 
有了中国企业的加码,随后Circle便将业务扩展到中国,成立了分公司Circle China。TechCrunch此前文章显示,这有可能是(百度为首的)中国企业试图与“腾讯和支付宝抗衡”所采取的措施。
 
到了2016年9月,苹果IOS 10的iMessage上支持用户用短信进行美元、比特币等转账操作,而其中涉及到比特币转账的服务正是Circle提供的。
 
据36Kr此前文章显示,2016年Circle共处理10亿美元以上的交易,全年用户数量增长率超过1000%。
 
这是Circle发展的第一阶段:以比特币交易业务为核心。至此,Circle基本和比特币交易划上等号,“就差成立一个正式的交易所了”。
 
2016年底,比特币分叉、扩容之争愈演愈烈,上限为2100万的比特币显然满足不了Circle越来越壮大的交易体量。“三年过去了,比特币的发展速度放缓了很多。”杰瑞米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表示。
 
看到了比特币作为支付工具的缺陷,Circle于2016年12月7日宣布“放弃比特币业务”,保留比特币及美元等法币的转账业务,但用户无法进行比特币买卖,想要进行比特币买入卖出等交易的用户会被“导至Coinbase”。
 
或许是看到中国当时的社交支付十分繁荣,杰瑞米再次提到“社交支付”,并表示“Circle会把业务重心转移到社交支付上”。
 
不过,Circle接下来的布局,却和“社交支付”口号相差千万里。Circle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生意蠢蠢欲动。
 

“华尔街金融巨鳄”? 


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上,“最赚钱的”莫过于交易所——Circle发展第二阶段的关键词。
 
2017年10月,Circle推出“Circle Trade”,提供加密货币场外交易。截止到2018年2月,Circle Trade每月处理价值20亿美元的交易。
 
“杰瑞米淡化了比特币(支付)在Circle业务中所扮演的角色,开始做更多关于赚钱的工作。”在与杰瑞米交流后,Coindesk这样总结道。
 
2018年2月底,路透社消息称,Circle花4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数字货币交易所Poloniex(后文简称P网)。这一消息在当时的市场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而据星球日报此前文章显示,这一收购早在2017年就已完成。
 
据麻瓜派了解,在当时,大部分主流媒体对Circle这一举措非常看好。
 
《财富》杂志专门写了一篇Circle的特稿,文中指出,Circle已经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场外交易平台Circle Trade每月有着高达20亿美元的交易量,美国和英国的监管机构对其开放绿灯,IDG等主流资本也在持续加码,业务扩张到了中国市场,再加上收购P网后可以获得的客户,Circle可能会成为“华尔街金融巨鳄”。
 
市场、资本、监管、用户独宠Circle,天时地利人和,Circle全都拥有。
 
也有一部分人更关心Circle收购P网的影响。比如,P网是否能借助Circle的BitLicense成为了持牌数字货币交易所?Circle的法币通道提供给P网后,华尔街的正规军们多了一个光明正大投资数字货币的渠道?
 
专业人士的猜测中,隐隐透露出对P网本身的担忧。因为早期的P网饱受诟病,用户抱怨自己的存款不翼而飞、账户频繁被锁定、资金撤出困难等。甚至有twitter用户讽刺其为“国际黑手党”(international mafia)。






2018年7月,在拿到比特大陆1.1亿美元的投资2个月后,Circle联合比特大陆推出了锚定美元的稳定币USDC。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止目前,以太坊网络上流通的ERC 20 USDC约有4亿7600万枚,已上线的交易所包括Coinbase、OKEx、Poloniex、Kucoin等。
 
除此之外,Circle的布局也延伸到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方方面面。2018年10月,Circle收购股权众筹平台SeedInvest,建立Circle Reseach平台来提供加密货币行业消息和报告。
 
彼时的Circle俨然成为一个提供多样化加密货币业务的公司,其业务范围主要有6种:Circle Pay帮助客户免费转账;SeedInvest用于筹集资金;Circle Trade提供场外交易服务;Poloniex交易所提供不同的加密货币交易;USDC为Circle发行的稳定币。
 
从“美国版支付宝”到“未来的华尔街金融巨鳄”,Circle已然成为区块链创业领域最闪耀新星。但就在这扩展、转型的时刻,Circle发展遇到了问题。


裁员、违规、公司估值大跌 


据麻瓜派统计,Circle的问题最早出现在其公司估值的变化。
 
2019年2月,cointelegraph日本站文章指出,在SharesPost的股票交易平台上,Circle公司估值为7.05亿美元。而2018年5月,Circle获得比特大陆1.1亿美元投资时的估值高达30亿美元,短短9个月内,Circle的估值跌去了3/4。
 
5月,在Coindesk的一篇文章中显示,Circle已裁员30人,约占员工总人数的10%,后来接连又走了3位高管。
 
与此同时,在收购P网后,Circle与监管间的关系也变得紧张起来。
 
2019年5月13日,P网宣布将在美国用户的页面中下架9种加密货币。因为根据美国法律,这些代币已接近证券的概念,但它们却并未在SEC被注册,有违规风险。
 
而作为Circle业务重心之一的P网,作为一个加密货币交易所,其利润来源便是项目方的上币费和用户交易产生的手续费,同时下限多种加密货币对P网来说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
 
或许是因为P网业务受挫的缘故,作为Circle CEO的杰瑞米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在公开场合表达对美国现存加密货币监管政策的不满。
 
今年5月20日,杰瑞米更新了4年都没更新过的博客,发了一篇名为《美国加密货币政策需要改革》的文章,文中语气激昂的呼吁国会制定加密货币相关法案:
 

    我们正在向国会发起加密数字合法的诉求,我们正在向全球政策制定者发起加密数字合法的战斗(We are taking the fight for crypto to Congress!We are taking the crypto fight to policymakers globally)。







到了7月30日,被邀请参加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召开主题为“审查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监管框架”听证会时,杰瑞米也多次提及美国对加密货币行业缺乏透明开放的监管措施。
 

    不确定性和限制性监管环境的结果已经导致许多数字资产项目和公司在美国境外注册,并阻止美国个人和企业获得相关产品和技术;
    美国不应该用100年前的法律来监管21世纪的技术;
    监管机构应该制定专门的规则,而不是将加密活动纳入现有金融体系的监管中。


 
公司估值大跌、业务受挫、人才流失,不可否认,加密货币周期是其中一个因素,但作为曾经受到无数人追捧的明星项目,Circle需要寻找新方向。
 

砍掉支付、“逃离”美国 


据DAppTotal.com数据显示,从8月6日到10月4日,短短两个月的时间,Circle在以太坊网络上4次增发USDC,数额总计约一亿三千万枚,而杰瑞米也曾表示会将更多精力放在USDC和“建立免费,开放和透明的全球支付网络”上。
 
Circle开启了第三阶段。Circle未来将围绕USDC业务再次转型,而这又具体可以分为三个方向:
 
第一,砍掉社交支付、发行研报等业务。
 
今年6月,Circle宣布将逐步取消对其社交支付应用程序Circle Pay的支持,最终在9月30日完全取消对这一业务的支持。Finance Magnates文章指出,开始砍掉最初的支付业务,“标志着Circle产品方向的显著转变”。
 
9月25日,Circle在其官网上发表文章指出将暂停Circle Research项目,Circle官方表示“虽然我们在内容提供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现在是时候评估我们的贡献和整体战略了”。
 
第二,转移P网业务运营主体,“流浪”百慕大。
 
杰瑞米曾表示,70%的P网用户来自美国以外的地区,而美国SEC方面很容易将加密货币定义为证券,因此P网上的很多加密货币面临无法过审的风险,只能将P网的业务主体转移至监管环境更为宽松的百慕大。
 
今年7月23日,Circle宣布P网将获得百慕大数字资产业务许可执照。
 
据公开资料显示,百慕大地区在2018年就通过了数字资产业务法案(DABA),为加密货币行业提供了一个全面的框架。Circle还对外宣称,它是第一家获得百慕大F级(全部)DABA许可的主要加密金融公司,这也允许Circle提供支付、托管、交易等其他使用数字资产的金融服务。
 
麻瓜派发现,市场给出的回应也很积极,大部分用户并不在意P网或Circle主体业务的转移,反而表示理解和支持.






第三,宣布重启Trollbox。
 
2019年6月18日,杰瑞米在twitter宣布重新启用P网曾经关闭的Trollbox服务。
 
据麻瓜派了解,Trollbox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这是P网推出的加密货币社交平台,人们在上面可以进行实时聊天,交流行业内部消息和交易信息。
 
但P网于2017年6月份关停了Trollbox,理由是“减少对交易所如何处理用户资金的猜测”,因为Trollbox上的用户也会讨论关于P网的负面信息,例如冻结用户账户等。
 
这个单方面关停举动并不被用户接受,直到如今,依旧有网友指责P网,他们认为“P网有Trollbox的时候是很辉煌的,关闭Trollbox之后就开始一路下滑了”“有Trollbox的那些年是很有趣的”。
 
而今Circle决定重启Trollbox,一方面是由于此前有过做社交的经验,一方面也是为了通过建立社交来获客。
 





砍掉早期的社交支付业务,“弃车保帅”;转移旗下交易所主体至百慕大,及时抽身;重启Trollbox,则是更为长远的打算。如今的Circle已经不是“支付宝”“金融巨鳄”,而是在加密货币赛道上越走越远。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杰瑞米频繁指责美国的加密货币监管环境不友好,但Circle却仍未放弃迎合美国监管。
 
今年4月份,之前被Circle收购的股权众筹平台SeedInvest获得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授予的另类交易系统(ATS)许可证。而SeedInvest也是第一个获得FINRA批准经营二级交易市场的股权众筹平台。
 
这也意味着,即使有了“逃离”美国的打算,Circle仍不死心,希望通过股权众筹平台的合规化来帮助实现代币证券化,进而使得融资更方便。彼时Circle发言人也对此表示,“这是实现代币化证券愿景的重要一步”。
 
经历了一系列调整改革后,Circle的未来能行稳致远吗?
 

比特币支付是个“伪需求”? 


今年5月份,The Block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指出,Circle正寻求1.5亿美元的融资,目前融资进展如何,外界并不知晓。
 
但可以肯定的是,Circle未来之路依然充满挑战。
 
最直接的挑战依然是监管。如今,美国对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的监管已经有了一定的框架,而且更加细致、深入行业。Circle想在美国深入发展,必须学习Coinbase的做法,密切联系且服从监管。
 
否则,Tether就是前车之鉴——最近Tether不仅陷入了和美国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法律纠纷,还面临集体诉讼的危机,被要求赔偿投资者1.4万亿美元。
 
其次,转型之后,Circle的发展重心将放到USDC上,但这样就必须面临与USDT等其他稳定币竞争的问题。
 
截至目前,以太坊网络上的ERC20 USDC共计约4亿7600万枚。据Blockchain.com在2019年2月份发布的稳定币报告显示,稳定币市场中USDT占了2/3(约67%)的份额,USDC虽仅次于USDT,先所占份额却只有约9%。如何突围,占据更多市场份额,是USDC的挑战。





 
再次,即使Circle把业务主体移去了监管环境更为宽松、透明的百慕大,也并不意味着“绝对安全”。
 
Facebook为了躲避美国严格的监管环境,将其数字货币项目Libra的运营主体设在瑞士。但上个月,瑞士却突然“变脸”,表示将对Libra采取“严格的监管措施”。
 
出于同样目的把业务主体转移到百慕大的Circle,是否也会遭到百慕大监管机构的“背叛”?这些问题值得Circle认真思考。
 
从Circle的历程,麻瓜派得出两个结论:一是加密货币创业最让人趋之若鹜的依然是交易所生意;二是加密货币支付并不好做。
 
当初获得高盛、百度投资时,Circle的业务方向是比特币支付;比特币支付遇到问题后,Circle提出了“社交支付”,如今社交支付Circle Pay业务已经被砍掉。
 
加密货币支付不好做。一方面,比特币支付市场很小。比特币本身最大的价值在于投资和保值,大部分人不会花比特币来购买日用品;另一方面,电子支付行业已基本成熟。例如,支付宝也接入了区块链技术,在东南亚市场开发了9个电子钱包。
 
如今,暂时接下“沟通现实与虚拟世界”任务的是稳定币,Circle的未来将走向何方,我们也会继续关注。 查看全部
Circle-pay-review-referral-code.jpg


    成立6年的Circle,是当之无愧的明星区块链项目——号称“美国版支付宝”,获得高盛、百度、比特大陆青睐,已完成5轮融资,总融资数超过2.5亿,高峰时期估值30亿美元。
    但Circle的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10月3日、4日,Circle在两天内向以太坊网络连续增发约5000万枚锚定美元的稳定币USDC,而算上之前的数目,Circle在两个月内增发了近1亿3000万枚USDC,折合人民币价值近10亿元。
    除了频繁增发USDC,今年以来,Circle将部分业务的运营地转移至百慕大,以及关停了旗下的Circle Pay和Circle Research服务。原本要做“支付业务”“现实虚拟世界桥梁”的Circle,如今布局交易所、更偏向加密货币交易产业链。
    从支付到交易所,转型后的Circle,能否继续获得监管、资本和用户的宠爱?




“美国版支付宝” 


曾经的Circle,有着“美国版支付宝”的美称。
 
2013年,杰瑞米·阿莱尔(Jeremy Allaire)创立了Circle,总部设在波士顿,最初定位于“消费金融公司”,旨在建立一个比特币支付和转账平台。
 
“当用户需要转移资金时,只需短期买进比特币,就能将关联账户中的美元或英镑等资金转移到其他账户了。”有业内人士这样描述其业务。
 
举个简单的例子,之前国际转账需要等待银行、SWIFT3-5个工作日的确认,但使用Circle,可以实现“现金——比特币——现金”,快速转账。
 
据麻瓜派了解,在创办Circle前,杰瑞米也曾创办过一个在线视频平台Brightcove,并成功上市纳斯达克。因此,出于对杰瑞米的信任,Brightcove的投资人们决定继续支持杰瑞米,给了他9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而这笔融资,“创下了当时加密货币公司有史以来的最高融资额”。
 
Circle意气风发,在外界还在争论、探讨比特币和区块链概念的时刻,继续得到高盛等知名风投机构的青睐,并获取了监管机构的高度认可。
 
2015年8月,Circle获得高盛集团和IDG资本领投的7000万美元融资;9月,Circle又拿到了纽约金融服务局颁发的第一张数字货币许可证BitLicense,这意味着Circle可在纽约州持证提供数字货币服务。
 
之后,Circle慢慢走进更广泛人群的视野。
 
拿到牌照后,Circle便宣布旗下的比特币应用程序Circle Pay可以支持人们进行比特币买卖和转账交易,转账的过程中没有手续费,用户可以通过绑定Visa和万事达卡在Circle账户中充值美元。
 
到了2015年年底,Circle将Circle Pay打造成了一个社交软件,与现在的微信类似,而这也为Circle的第一次转型埋下了伏笔。

f9cf31bb-f9e5-4e6d-9296-3ecde4b5ee69.png


2016年是Circle高歌猛进的一年。
 
4月,Circle拿到了英国金融服务监管局颁发的电子支付牌照,这也是英国监管机构首次向经营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业务的公司颁发许可证,意味着英国甚至整个欧盟区域都为Circle敞开了大门;
 
6月,Circle完成关键的D轮融资。这次融资,募集了6000万美元,IDG领投,并且有多家中国公司参与,百度、光大、宜信、中金甲子等众多中国企业纷纷跟投。
 
有了中国企业的加码,随后Circle便将业务扩展到中国,成立了分公司Circle China。TechCrunch此前文章显示,这有可能是(百度为首的)中国企业试图与“腾讯和支付宝抗衡”所采取的措施。
 
到了2016年9月,苹果IOS 10的iMessage上支持用户用短信进行美元、比特币等转账操作,而其中涉及到比特币转账的服务正是Circle提供的。
 
据36Kr此前文章显示,2016年Circle共处理10亿美元以上的交易,全年用户数量增长率超过1000%。
 
这是Circle发展的第一阶段:以比特币交易业务为核心。至此,Circle基本和比特币交易划上等号,“就差成立一个正式的交易所了”。
 
2016年底,比特币分叉、扩容之争愈演愈烈,上限为2100万的比特币显然满足不了Circle越来越壮大的交易体量。“三年过去了,比特币的发展速度放缓了很多。”杰瑞米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表示。
 
看到了比特币作为支付工具的缺陷,Circle于2016年12月7日宣布“放弃比特币业务”,保留比特币及美元等法币的转账业务,但用户无法进行比特币买卖,想要进行比特币买入卖出等交易的用户会被“导至Coinbase”。
 
或许是看到中国当时的社交支付十分繁荣,杰瑞米再次提到“社交支付”,并表示“Circle会把业务重心转移到社交支付上”。
 
不过,Circle接下来的布局,却和“社交支付”口号相差千万里。Circle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生意蠢蠢欲动。
 

“华尔街金融巨鳄”? 


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上,“最赚钱的”莫过于交易所——Circle发展第二阶段的关键词。
 
2017年10月,Circle推出“Circle Trade”,提供加密货币场外交易。截止到2018年2月,Circle Trade每月处理价值20亿美元的交易。
 
“杰瑞米淡化了比特币(支付)在Circle业务中所扮演的角色,开始做更多关于赚钱的工作。”在与杰瑞米交流后,Coindesk这样总结道。
 
2018年2月底,路透社消息称,Circle花4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数字货币交易所Poloniex(后文简称P网)。这一消息在当时的市场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而据星球日报此前文章显示,这一收购早在2017年就已完成。
 
据麻瓜派了解,在当时,大部分主流媒体对Circle这一举措非常看好。
 
《财富》杂志专门写了一篇Circle的特稿,文中指出,Circle已经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场外交易平台Circle Trade每月有着高达20亿美元的交易量,美国和英国的监管机构对其开放绿灯,IDG等主流资本也在持续加码,业务扩张到了中国市场,再加上收购P网后可以获得的客户,Circle可能会成为“华尔街金融巨鳄”。
 
市场、资本、监管、用户独宠Circle,天时地利人和,Circle全都拥有。
 
也有一部分人更关心Circle收购P网的影响。比如,P网是否能借助Circle的BitLicense成为了持牌数字货币交易所?Circle的法币通道提供给P网后,华尔街的正规军们多了一个光明正大投资数字货币的渠道?
 
专业人士的猜测中,隐隐透露出对P网本身的担忧。因为早期的P网饱受诟病,用户抱怨自己的存款不翼而飞、账户频繁被锁定、资金撤出困难等。甚至有twitter用户讽刺其为“国际黑手党”(international mafia)。

571ad7bf-217e-444b-b347-eed3d687b189.png


2018年7月,在拿到比特大陆1.1亿美元的投资2个月后,Circle联合比特大陆推出了锚定美元的稳定币USDC。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止目前,以太坊网络上流通的ERC 20 USDC约有4亿7600万枚,已上线的交易所包括Coinbase、OKEx、Poloniex、Kucoin等。
 
除此之外,Circle的布局也延伸到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方方面面。2018年10月,Circle收购股权众筹平台SeedInvest,建立Circle Reseach平台来提供加密货币行业消息和报告。
 
彼时的Circle俨然成为一个提供多样化加密货币业务的公司,其业务范围主要有6种:Circle Pay帮助客户免费转账;SeedInvest用于筹集资金;Circle Trade提供场外交易服务;Poloniex交易所提供不同的加密货币交易;USDC为Circle发行的稳定币。
 
从“美国版支付宝”到“未来的华尔街金融巨鳄”,Circle已然成为区块链创业领域最闪耀新星。但就在这扩展、转型的时刻,Circle发展遇到了问题。


裁员、违规、公司估值大跌 


据麻瓜派统计,Circle的问题最早出现在其公司估值的变化。
 
2019年2月,cointelegraph日本站文章指出,在SharesPost的股票交易平台上,Circle公司估值为7.05亿美元。而2018年5月,Circle获得比特大陆1.1亿美元投资时的估值高达30亿美元,短短9个月内,Circle的估值跌去了3/4。
 
5月,在Coindesk的一篇文章中显示,Circle已裁员30人,约占员工总人数的10%,后来接连又走了3位高管。
 
与此同时,在收购P网后,Circle与监管间的关系也变得紧张起来。
 
2019年5月13日,P网宣布将在美国用户的页面中下架9种加密货币。因为根据美国法律,这些代币已接近证券的概念,但它们却并未在SEC被注册,有违规风险。
 
而作为Circle业务重心之一的P网,作为一个加密货币交易所,其利润来源便是项目方的上币费和用户交易产生的手续费,同时下限多种加密货币对P网来说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
 
或许是因为P网业务受挫的缘故,作为Circle CEO的杰瑞米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在公开场合表达对美国现存加密货币监管政策的不满。
 
今年5月20日,杰瑞米更新了4年都没更新过的博客,发了一篇名为《美国加密货币政策需要改革》的文章,文中语气激昂的呼吁国会制定加密货币相关法案:
 


    我们正在向国会发起加密数字合法的诉求,我们正在向全球政策制定者发起加密数字合法的战斗(We are taking the fight for crypto to Congress!We are taking the crypto fight to policymakers globally)。



7e78846d-d6fe-46ea-bd9b-aaa8834fbe16.png


到了7月30日,被邀请参加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召开主题为“审查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监管框架”听证会时,杰瑞米也多次提及美国对加密货币行业缺乏透明开放的监管措施。
 


    不确定性和限制性监管环境的结果已经导致许多数字资产项目和公司在美国境外注册,并阻止美国个人和企业获得相关产品和技术;
    美国不应该用100年前的法律来监管21世纪的技术;
    监管机构应该制定专门的规则,而不是将加密活动纳入现有金融体系的监管中。



 
公司估值大跌、业务受挫、人才流失,不可否认,加密货币周期是其中一个因素,但作为曾经受到无数人追捧的明星项目,Circle需要寻找新方向。
 

砍掉支付、“逃离”美国 


据DAppTotal.com数据显示,从8月6日到10月4日,短短两个月的时间,Circle在以太坊网络上4次增发USDC,数额总计约一亿三千万枚,而杰瑞米也曾表示会将更多精力放在USDC和“建立免费,开放和透明的全球支付网络”上。
 
Circle开启了第三阶段。Circle未来将围绕USDC业务再次转型,而这又具体可以分为三个方向:
 
第一,砍掉社交支付、发行研报等业务。
 
今年6月,Circle宣布将逐步取消对其社交支付应用程序Circle Pay的支持,最终在9月30日完全取消对这一业务的支持。Finance Magnates文章指出,开始砍掉最初的支付业务,“标志着Circle产品方向的显著转变”。
 
9月25日,Circle在其官网上发表文章指出将暂停Circle Research项目,Circle官方表示“虽然我们在内容提供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现在是时候评估我们的贡献和整体战略了”。
 
第二,转移P网业务运营主体,“流浪”百慕大。
 
杰瑞米曾表示,70%的P网用户来自美国以外的地区,而美国SEC方面很容易将加密货币定义为证券,因此P网上的很多加密货币面临无法过审的风险,只能将P网的业务主体转移至监管环境更为宽松的百慕大。
 
今年7月23日,Circle宣布P网将获得百慕大数字资产业务许可执照。
 
据公开资料显示,百慕大地区在2018年就通过了数字资产业务法案(DABA),为加密货币行业提供了一个全面的框架。Circle还对外宣称,它是第一家获得百慕大F级(全部)DABA许可的主要加密金融公司,这也允许Circle提供支付、托管、交易等其他使用数字资产的金融服务。
 
麻瓜派发现,市场给出的回应也很积极,大部分用户并不在意P网或Circle主体业务的转移,反而表示理解和支持.

c0cb8975-740a-430d-88fd-b9f1822e1018.png


第三,宣布重启Trollbox。
 
2019年6月18日,杰瑞米在twitter宣布重新启用P网曾经关闭的Trollbox服务。
 
据麻瓜派了解,Trollbox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这是P网推出的加密货币社交平台,人们在上面可以进行实时聊天,交流行业内部消息和交易信息。
 
但P网于2017年6月份关停了Trollbox,理由是“减少对交易所如何处理用户资金的猜测”,因为Trollbox上的用户也会讨论关于P网的负面信息,例如冻结用户账户等。
 
这个单方面关停举动并不被用户接受,直到如今,依旧有网友指责P网,他们认为“P网有Trollbox的时候是很辉煌的,关闭Trollbox之后就开始一路下滑了”“有Trollbox的那些年是很有趣的”。
 
而今Circle决定重启Trollbox,一方面是由于此前有过做社交的经验,一方面也是为了通过建立社交来获客。
 
486e63fe-599f-40ca-849a-c6ef88a6a655.png


砍掉早期的社交支付业务,“弃车保帅”;转移旗下交易所主体至百慕大,及时抽身;重启Trollbox,则是更为长远的打算。如今的Circle已经不是“支付宝”“金融巨鳄”,而是在加密货币赛道上越走越远。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杰瑞米频繁指责美国的加密货币监管环境不友好,但Circle却仍未放弃迎合美国监管。
 
今年4月份,之前被Circle收购的股权众筹平台SeedInvest获得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授予的另类交易系统(ATS)许可证。而SeedInvest也是第一个获得FINRA批准经营二级交易市场的股权众筹平台。
 
这也意味着,即使有了“逃离”美国的打算,Circle仍不死心,希望通过股权众筹平台的合规化来帮助实现代币证券化,进而使得融资更方便。彼时Circle发言人也对此表示,“这是实现代币化证券愿景的重要一步”。
 
经历了一系列调整改革后,Circle的未来能行稳致远吗?
 

比特币支付是个“伪需求”? 


今年5月份,The Block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指出,Circle正寻求1.5亿美元的融资,目前融资进展如何,外界并不知晓。
 
但可以肯定的是,Circle未来之路依然充满挑战。
 
最直接的挑战依然是监管。如今,美国对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的监管已经有了一定的框架,而且更加细致、深入行业。Circle想在美国深入发展,必须学习Coinbase的做法,密切联系且服从监管。
 
否则,Tether就是前车之鉴——最近Tether不仅陷入了和美国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法律纠纷,还面临集体诉讼的危机,被要求赔偿投资者1.4万亿美元。
 
其次,转型之后,Circle的发展重心将放到USDC上,但这样就必须面临与USDT等其他稳定币竞争的问题。
 
截至目前,以太坊网络上的ERC20 USDC共计约4亿7600万枚。据Blockchain.com在2019年2月份发布的稳定币报告显示,稳定币市场中USDT占了2/3(约67%)的份额,USDC虽仅次于USDT,先所占份额却只有约9%。如何突围,占据更多市场份额,是USDC的挑战。

06f26b9d-e8b9-4081-9483-7a1ebabf592b.png

 
再次,即使Circle把业务主体移去了监管环境更为宽松、透明的百慕大,也并不意味着“绝对安全”。
 
Facebook为了躲避美国严格的监管环境,将其数字货币项目Libra的运营主体设在瑞士。但上个月,瑞士却突然“变脸”,表示将对Libra采取“严格的监管措施”。
 
出于同样目的把业务主体转移到百慕大的Circle,是否也会遭到百慕大监管机构的“背叛”?这些问题值得Circle认真思考。
 
从Circle的历程,麻瓜派得出两个结论:一是加密货币创业最让人趋之若鹜的依然是交易所生意;二是加密货币支付并不好做。
 
当初获得高盛、百度投资时,Circle的业务方向是比特币支付;比特币支付遇到问题后,Circle提出了“社交支付”,如今社交支付Circle Pay业务已经被砍掉。
 
加密货币支付不好做。一方面,比特币支付市场很小。比特币本身最大的价值在于投资和保值,大部分人不会花比特币来购买日用品;另一方面,电子支付行业已基本成熟。例如,支付宝也接入了区块链技术,在东南亚市场开发了9个电子钱包。
 
如今,暂时接下“沟通现实与虚拟世界”任务的是稳定币,Circle的未来将走向何方,我们也会继续关注。

“银行鼻祖”美第奇后人正积极拥抱区块链,誓要实现“去中心化银行”愿景

资讯huoxi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9-27 15:18 • 来自相关话题

 
 

又一家对加密货币持友好态度的银行即将迎来第一位客户。



CoinDesk 独家消息,美第奇银行将于今年 10 月推出私人测试版。这家总部位于波多黎各的银行,将与全球其他家公司共同测试数字登陆流程、门户网站及其应用程序编程接口。美第奇银行首席执行官埃德·博伊尔(Ed Boyle)对 CoinDesk 表示,其中两三家公司将开展加密业务,至少有一家将成为交易所。这些公司目前正在测试阶段,银行系统是否能扩展以适应交易量,这很有指导意义。

“加密公司是高吞吐量型的客户,”美第奇银行首席执行官埃德·博伊尔表示,“如果我们能处理这些业务的话,我们能够处理任何事情。”美第奇银行,在文艺复兴时期由意大利银行家族的后代洛伦佐·德美第奇(Lorenzo de’ Medici)王子建立。美第奇银行将成为对加密公司开放的金融机构体系中的新成员。

大多数银行不愿意为该领域提供服务,因为他们认为,相对于业务产生的收入来说,洗钱的风险将带来高昂的合规成本。只有少数美国的银行愿意为加密公司提供服务,包括加利福尼亚州 Silvergate 银行、纽约大都会商业银行(Metropolitan Commercial)、Signature 银行和 Quontic 银行。德国的 Fidor 银行也有加密客户,其在美国的运营由博伊尔进行监督。

博伊尔说:“全世界对加密技术持友好态度的银行只有不到 10 家。







一、  10 亿美元的目标 


今年年底,美第奇银行将进入开放测试阶段,这是一个用户数量有限的非完全运营环境,其计划在 2020 年第一季度全面启动,目标是管理存款和资产总额,在 3 年内达到 10 亿美元。

博伊尔说,美第奇的目标是将客户数量在金融科技公司(包括加密业务)、进出口公司和私人财富客户三者之间平分。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实现看似对等的目标。正如战士们的计划,直到被打中嘴巴后,才意识到没有一个作战计划能在第一次与敌人接触时幸存下来一样,我们非常期待我们的计划在推向市场后,能有很大的调整。”

博伊尔说,虽然该银行对加密银行业务公司的兴趣并不是无限的,但美第奇愿意将其总业务的三分之一或一半作为加密客户业务。

经波多黎各金融机构委员会办公室授权成为国际金融实体(IFE)后,美第奇银行现有 6 名员工,并计划今年年底前增加员工数量至 20,2020 年底增加到 50,2021 年底增加到 100。与此同时,博伊尔正在与其不愿透露姓名的第三方公司合作,帮助美第奇银行分析区块链数据。博伊尔认为,观察公共分类账上资金的流动情况,比传统检测可疑活动的方式更为有效。“分析区块链数据要比分析薪水数据容易得多,” 他说。“在与加密相关的银行业务公司,我们不需要做假设,只需找出钱包地址,并分析该钱包地址的历史记录即可。”


长远来看,美第奇的目标是使用区块链技术。







二、  更大的目标


博伊尔说,美第奇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去中心化银行业务。为此,他正在与全球的数字银行进行谈判,关于如何创建一个具有多个可互操作的区块链网络,能够实现方便即时地共享 “了解你的客户(KYC)” 信息、身份传输、实时跨境支付和账户转账。数字银行通常被定义为,没有分支机构、仅通过移动应用程序或网络为客户提供服务的银行服务提供商。然而,博伊尔保留了 “拥有实际许可证的,不是那些在某些传统银行基础上使用预付卡的提供商” 这一术语,这是对为传统银行后端提供服务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的嘲讽。这里的每一家银行都将在区块链网络上运行一个节点,并可以访问这些地区的本地支付渠道。博伊尔说,目前,只有大型中心化外汇交易柜台才能实现大型银行之间的跨境交易。他说,美第奇的区块链网络,能够让小型数字银行围绕这些大型机构开展业务。博伊尔认为,那些高调宣布使用区块链来结算内部客户转账的银行,并不是真正地在使用区块链技术,因为它们只涉及一个节点。由于多个节点是由不同的银行运行的,在美第奇提出的网络中的参与者们,可以信任区块链作为一个不可变的记录系统。

    博伊尔说:“只有在有交易对手的地方部署区块链才有意义。区块链技术不是富国银行纽约分行(Wells Fargo New York)和伦敦分行(Wells Fargo London)之间的东西。



这种设定能够给客户带来的另一个好处是,他们可以通过 “一键式” 操作来完成银行之间的账户切换,这与通常将资金转移到新机构的冗杂操作形成了鲜明对比。博伊尔说,无摩擦切换 “对银行业来说是一种诅咒”,他总结道:“银行喜欢建有围墙的花园,让你很难把钱拿到别处去。我们想让你能够很容易地把钱送到别处去,不管是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还是从一家银行到另一家银行。”


文章来源:CoinDesk中文版 查看全部
1569561307944055.jpg

 
 


又一家对加密货币持友好态度的银行即将迎来第一位客户。




CoinDesk 独家消息,美第奇银行将于今年 10 月推出私人测试版。这家总部位于波多黎各的银行,将与全球其他家公司共同测试数字登陆流程、门户网站及其应用程序编程接口。美第奇银行首席执行官埃德·博伊尔(Ed Boyle)对 CoinDesk 表示,其中两三家公司将开展加密业务,至少有一家将成为交易所。这些公司目前正在测试阶段,银行系统是否能扩展以适应交易量,这很有指导意义。

“加密公司是高吞吐量型的客户,”美第奇银行首席执行官埃德·博伊尔表示,“如果我们能处理这些业务的话,我们能够处理任何事情。”美第奇银行,在文艺复兴时期由意大利银行家族的后代洛伦佐·德美第奇(Lorenzo de’ Medici)王子建立。美第奇银行将成为对加密公司开放的金融机构体系中的新成员。

大多数银行不愿意为该领域提供服务,因为他们认为,相对于业务产生的收入来说,洗钱的风险将带来高昂的合规成本。只有少数美国的银行愿意为加密公司提供服务,包括加利福尼亚州 Silvergate 银行、纽约大都会商业银行(Metropolitan Commercial)、Signature 银行和 Quontic 银行。德国的 Fidor 银行也有加密客户,其在美国的运营由博伊尔进行监督。

博伊尔说:“全世界对加密技术持友好态度的银行只有不到 10 家。


1569561157653086.jpg


一、  10 亿美元的目标 


今年年底,美第奇银行将进入开放测试阶段,这是一个用户数量有限的非完全运营环境,其计划在 2020 年第一季度全面启动,目标是管理存款和资产总额,在 3 年内达到 10 亿美元。

博伊尔说,美第奇的目标是将客户数量在金融科技公司(包括加密业务)、进出口公司和私人财富客户三者之间平分。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实现看似对等的目标。正如战士们的计划,直到被打中嘴巴后,才意识到没有一个作战计划能在第一次与敌人接触时幸存下来一样,我们非常期待我们的计划在推向市场后,能有很大的调整。”

博伊尔说,虽然该银行对加密银行业务公司的兴趣并不是无限的,但美第奇愿意将其总业务的三分之一或一半作为加密客户业务。

经波多黎各金融机构委员会办公室授权成为国际金融实体(IFE)后,美第奇银行现有 6 名员工,并计划今年年底前增加员工数量至 20,2020 年底增加到 50,2021 年底增加到 100。与此同时,博伊尔正在与其不愿透露姓名的第三方公司合作,帮助美第奇银行分析区块链数据。博伊尔认为,观察公共分类账上资金的流动情况,比传统检测可疑活动的方式更为有效。“分析区块链数据要比分析薪水数据容易得多,” 他说。“在与加密相关的银行业务公司,我们不需要做假设,只需找出钱包地址,并分析该钱包地址的历史记录即可。”


长远来看,美第奇的目标是使用区块链技术。


1569561105873020.jpg


二、  更大的目标


博伊尔说,美第奇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去中心化银行业务。为此,他正在与全球的数字银行进行谈判,关于如何创建一个具有多个可互操作的区块链网络,能够实现方便即时地共享 “了解你的客户(KYC)” 信息、身份传输、实时跨境支付和账户转账。数字银行通常被定义为,没有分支机构、仅通过移动应用程序或网络为客户提供服务的银行服务提供商。然而,博伊尔保留了 “拥有实际许可证的,不是那些在某些传统银行基础上使用预付卡的提供商” 这一术语,这是对为传统银行后端提供服务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的嘲讽。这里的每一家银行都将在区块链网络上运行一个节点,并可以访问这些地区的本地支付渠道。博伊尔说,目前,只有大型中心化外汇交易柜台才能实现大型银行之间的跨境交易。他说,美第奇的区块链网络,能够让小型数字银行围绕这些大型机构开展业务。博伊尔认为,那些高调宣布使用区块链来结算内部客户转账的银行,并不是真正地在使用区块链技术,因为它们只涉及一个节点。由于多个节点是由不同的银行运行的,在美第奇提出的网络中的参与者们,可以信任区块链作为一个不可变的记录系统。


    博伊尔说:“只有在有交易对手的地方部署区块链才有意义。区块链技术不是富国银行纽约分行(Wells Fargo New York)和伦敦分行(Wells Fargo London)之间的东西。




这种设定能够给客户带来的另一个好处是,他们可以通过 “一键式” 操作来完成银行之间的账户切换,这与通常将资金转移到新机构的冗杂操作形成了鲜明对比。博伊尔说,无摩擦切换 “对银行业来说是一种诅咒”,他总结道:“银行喜欢建有围墙的花园,让你很难把钱拿到别处去。我们想让你能够很容易地把钱送到别处去,不管是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还是从一家银行到另一家银行。”


文章来源:CoinDesk中文版

港交所并购伦交所明确进军数字资产交易,冲击现有格局

市场l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09-12 11:22 • 来自相关话题

9月11日,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下称港交所)宣布,其已向 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 plc(下称伦交所)的董事会提议,将两家公司合并。同一日,伦敦交易所在18:00时左右回应“董事会将审议此提案,并将另行发布公告。”

此并购事件若成功,不仅对目前以证券、债券为主的资本市场产生重要影响,也可能会影响到全球的数字资产交易。因为并购文件中提及会做数字资产的交易。而根据港交所规划,就在未来两三年执行。


港交所的区块链野心


在港交所发布收购要约的同时,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发表网志《踏上“連接全球”的新征途》,解读香港交易所提议与伦交所合并。李小加称,伦敦证交所与香港交易所均为全球最重要市场的金融基础设施,两者如能成功结合,将创造一个全球布局、世界领先、覆盖亚欧美三大时区、同时为美元、欧元和人民币等主要货币提供国际化的金融交易服务,合计市值有望超过700亿美元的交易所集团,向全世界市场参与者及投资者提供前所未有的、适应未来市场需求的全球市场互联互通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李小加特别提到了数字资产领域的发展。李小加认为,伦敦证交所与香港交易所的强强连手,与港交所年初制定的《战略规划2019-2021》高度契合,是其中三大主题合乎逻辑的自然延伸:立足中国(把握人民币国际化和人民币计价资产走向全球金融体系、以及中国企业和居民进行全球化配置的巨大需求)、连接全球(把互联互通的产品和地域范围极大地拓展)、拥抱科技(把握数据资产、以及先进的金融科技技术应用)。如果这一交易获得成功,必然可促进港交所“连接世界”战略目标的实现。

李小加是数字资产的乐观派。

今年3月31日,李小加在2019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上发表了主题为“数据与资本的远与近”的演讲。李小加表示,5G时代将会出现新的交易所、新的交易模式。而区块链、加密技术等将有助于数据在不同主体间的大规模交易。

李小加称,在数字化社会,算力就是核动能,完全能够支撑5G的发展,AI突飞猛进。在5G时代,越来越多的是数据成为大宗商品和原材料,今天的云计算相当于过去的能源,今天的传输就是过去的运输。

李小加认为,数据的传输需要考虑到所有人的隐私、商业机密、竞争利益和政府监管需求,要在加密的情况下,把数据的使用权分享和买卖,而不是将裸数据卖掉。

李小加明确,使用区块链技术,完全可以解决数据的确权、定价、存证、信用和溯源。特别是溯源,基于区块链技术,可以让数据所有者的利益经过若干年之后依然返还到数据所有者手中。解决了数据隐私和数据孤岛以及其他一系列底层问题之后,李小加认为,5G时代将会出现新的交易模式,也会出现新的交易所。从技术手段重塑中国在5G时代的资本时代,让中国实现重大超越。

在港交所2月份发布的《战略规划2019-2021》中,更是明确提出:“在使用新科技方面,我们将以试点方式循序渐进地探索包括区块链、云计算等在内的新科技应用,例如我们将在沪深港通的交易后分配中应用区块链技术。”

该战略规划还明确,大数据(尤其是医学研究、消费习惯等方面的大数据)很有潜力成为金融市场的一大新的资产类别,通过大数据的交易和共享,人类可以更快更好地进行技术革命推动社会进步。这为交易所的发展提供了全新的机遇。

《战略规划2019-2021》指出了港交所在区块链方面的行动信心:“作为中央市场营运方,香港交易所凭借监管机构及市场赋予我们的公信力在大数据的加密、确权和结算等环节具有先天优势,完全有可能推动金融市场引入大数据这一资产类别的历史进程。虽然在此方面也许不需要很大的财务投资,但启动一个全新的市场运营模式一定会充满挑战。目前这一战略还处在早期探索阶段,但我们对这一方向充满信心。”


数字资产交易所变局


伦交所其实对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数字资产交易同样有深入研究。

早在2015年,包括伦交所、伦敦清算所、法国兴业银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瑞银集团(UBS)以及欧洲清算中心(Euroclear)等机构就一起联合成立了一个跨行业集团,探索区块链技术如何可以改变证券交易的清算和结算方式。根据《华尔街日报》披露的信息,在当年,他们至少开过三次会议。

2017年7月,隶属于伦交所集团的意大利证券交易所和 IBM共同宣布,他们正在构建一个区块链解决方案,以助力欧洲中小企业 (SME) 的证券发行过程实现数字化。新系统旨在简化股权信息的跟踪和管理,创建一个包含所有股东交易记录的分布式共享注册表,从而帮助发掘新的交易和投资机会。

进入2019年,伦交所对区块链的应用步伐加快。2019年2月,该交易所的母公司伦敦股票交易所集团(LSEG)在金融科技创业公司Nivaura主导了2000万美元的融资。据报道,该公司正在开发世界上第一个以加密货币计价的区块链结算债券。

不久之后,今年5月份,伦交所的CEORathi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分布式账本技术(DLT)可能会在英国股市中发挥作用。Rathi对发行过程中使用的区块链技术表示了信心,并补充说他可以看到该技术也可被用于结算。

虽然伦交所没有明确数字资产交易的时间表,但是,2019年3月11日,伦交所发布了一则有关交易入场的公告,公告内容包含名为Invesco Elwood Global Blockchain UCITS ETF的区块链ETF,于11日登陆伦交所,登陆后伦交所的投资者可参与该指数基金。在ETF内,占比例较高的分别是为数字资产提供计算芯片的台积电,以及运营比特币期货交易业务的CME Group,除了这两家公司以外,ETF投资组合对象还包括Apple、Intel和AMD等跟区块链有业务关联的企业。

除了伦交所,包括纳斯达克、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都已经投入对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资产交易的研究。

诚如李小加所言,数字资产将成为未来数字世界的重要资产,传统交易所对此无不虎视眈眈。如果这些传统交易所进入,对目前原生的数字资产交易所格局可能带来巨大冲击。


文章来源:互链脉搏(ID:HiveEcon),作者:互链脉搏·元尚 查看全部
52t5or2e2q3e7wub!heading.jpg

9月11日,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下称港交所)宣布,其已向 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 plc(下称伦交所)的董事会提议,将两家公司合并。同一日,伦敦交易所在18:00时左右回应“董事会将审议此提案,并将另行发布公告。”

此并购事件若成功,不仅对目前以证券、债券为主的资本市场产生重要影响,也可能会影响到全球的数字资产交易。因为并购文件中提及会做数字资产的交易。而根据港交所规划,就在未来两三年执行。


港交所的区块链野心


在港交所发布收购要约的同时,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发表网志《踏上“連接全球”的新征途》,解读香港交易所提议与伦交所合并。李小加称,伦敦证交所与香港交易所均为全球最重要市场的金融基础设施,两者如能成功结合,将创造一个全球布局、世界领先、覆盖亚欧美三大时区、同时为美元、欧元和人民币等主要货币提供国际化的金融交易服务,合计市值有望超过700亿美元的交易所集团,向全世界市场参与者及投资者提供前所未有的、适应未来市场需求的全球市场互联互通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李小加特别提到了数字资产领域的发展。李小加认为,伦敦证交所与香港交易所的强强连手,与港交所年初制定的《战略规划2019-2021》高度契合,是其中三大主题合乎逻辑的自然延伸:立足中国(把握人民币国际化和人民币计价资产走向全球金融体系、以及中国企业和居民进行全球化配置的巨大需求)、连接全球(把互联互通的产品和地域范围极大地拓展)、拥抱科技(把握数据资产、以及先进的金融科技技术应用)。如果这一交易获得成功,必然可促进港交所“连接世界”战略目标的实现。

李小加是数字资产的乐观派。

今年3月31日,李小加在2019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上发表了主题为“数据与资本的远与近”的演讲。李小加表示,5G时代将会出现新的交易所、新的交易模式。而区块链、加密技术等将有助于数据在不同主体间的大规模交易。

李小加称,在数字化社会,算力就是核动能,完全能够支撑5G的发展,AI突飞猛进。在5G时代,越来越多的是数据成为大宗商品和原材料,今天的云计算相当于过去的能源,今天的传输就是过去的运输。

李小加认为,数据的传输需要考虑到所有人的隐私、商业机密、竞争利益和政府监管需求,要在加密的情况下,把数据的使用权分享和买卖,而不是将裸数据卖掉。

李小加明确,使用区块链技术,完全可以解决数据的确权、定价、存证、信用和溯源。特别是溯源,基于区块链技术,可以让数据所有者的利益经过若干年之后依然返还到数据所有者手中。解决了数据隐私和数据孤岛以及其他一系列底层问题之后,李小加认为,5G时代将会出现新的交易模式,也会出现新的交易所。从技术手段重塑中国在5G时代的资本时代,让中国实现重大超越。

在港交所2月份发布的《战略规划2019-2021》中,更是明确提出:“在使用新科技方面,我们将以试点方式循序渐进地探索包括区块链、云计算等在内的新科技应用,例如我们将在沪深港通的交易后分配中应用区块链技术。”

该战略规划还明确,大数据(尤其是医学研究、消费习惯等方面的大数据)很有潜力成为金融市场的一大新的资产类别,通过大数据的交易和共享,人类可以更快更好地进行技术革命推动社会进步。这为交易所的发展提供了全新的机遇。

《战略规划2019-2021》指出了港交所在区块链方面的行动信心:“作为中央市场营运方,香港交易所凭借监管机构及市场赋予我们的公信力在大数据的加密、确权和结算等环节具有先天优势,完全有可能推动金融市场引入大数据这一资产类别的历史进程。虽然在此方面也许不需要很大的财务投资,但启动一个全新的市场运营模式一定会充满挑战。目前这一战略还处在早期探索阶段,但我们对这一方向充满信心。”


数字资产交易所变局


伦交所其实对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数字资产交易同样有深入研究。

早在2015年,包括伦交所、伦敦清算所、法国兴业银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瑞银集团(UBS)以及欧洲清算中心(Euroclear)等机构就一起联合成立了一个跨行业集团,探索区块链技术如何可以改变证券交易的清算和结算方式。根据《华尔街日报》披露的信息,在当年,他们至少开过三次会议。

2017年7月,隶属于伦交所集团的意大利证券交易所和 IBM共同宣布,他们正在构建一个区块链解决方案,以助力欧洲中小企业 (SME) 的证券发行过程实现数字化。新系统旨在简化股权信息的跟踪和管理,创建一个包含所有股东交易记录的分布式共享注册表,从而帮助发掘新的交易和投资机会。

进入2019年,伦交所对区块链的应用步伐加快。2019年2月,该交易所的母公司伦敦股票交易所集团(LSEG)在金融科技创业公司Nivaura主导了2000万美元的融资。据报道,该公司正在开发世界上第一个以加密货币计价的区块链结算债券。

不久之后,今年5月份,伦交所的CEORathi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分布式账本技术(DLT)可能会在英国股市中发挥作用。Rathi对发行过程中使用的区块链技术表示了信心,并补充说他可以看到该技术也可被用于结算。

虽然伦交所没有明确数字资产交易的时间表,但是,2019年3月11日,伦交所发布了一则有关交易入场的公告,公告内容包含名为Invesco Elwood Global Blockchain UCITS ETF的区块链ETF,于11日登陆伦交所,登陆后伦交所的投资者可参与该指数基金。在ETF内,占比例较高的分别是为数字资产提供计算芯片的台积电,以及运营比特币期货交易业务的CME Group,除了这两家公司以外,ETF投资组合对象还包括Apple、Intel和AMD等跟区块链有业务关联的企业。

除了伦交所,包括纳斯达克、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都已经投入对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资产交易的研究。

诚如李小加所言,数字资产将成为未来数字世界的重要资产,传统交易所对此无不虎视眈眈。如果这些传统交易所进入,对目前原生的数字资产交易所格局可能带来巨大冲击。


文章来源:互链脉搏(ID:HiveEcon),作者:互链脉搏·元尚

火币集团加速港股上市步伐,纳入正面观察!

投研l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09-11 11:45 • 来自相关话题

李林通过其全资公司 Huobi Capital及其非全资公司 Huobi Universal控股火币集团,合计权益约 66%。



2018年8月29日,港股上市公司桐成控股(01611.HK,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发布联合公告:与火币集团Huobi Global Limited(要约人,开曼群岛注册)及 Trinity Gate(一致行动人,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以总额为586,366,720.00 港元(相当于每股2.72港元)达成股份买卖协议。

协议完成后,要约人及一致行动人将分别持有199,295,269股股份和16,280,731股股份,分别占桐成控股已发行股份的约66.26%及5.41%。股份转让完成后,火币集团成为桐成控股实际控制人,并建议改组董事会。

公告显示,桐成控股主营业务是螺管线圈、LED照明、电池充电器解决方案及电源等。







李林通过其全资公司 Huobi Capital及其非全资公司 Huobi Universal控股火币集团,合计权益约 66%。

其中,Huobi Capital注册于开曼群岛。Huobi Universal为一家于2014年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投资控股公司,由李林(58.44%)、红杉资本(23.32%)、真格基金(7.46%)、陈伟星(4.70%)、杜均、戴志刚、胡东海、宋瑛、袁大伟及晨兴创投等持有。

公告显示,李林,37岁,2005年7月获得同济大学自动化学士学位,并于2007年6月获得清华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硕士学位。他于2013年创立火币集团并且现任董事长及CEO。火币集团主要包括运营交易所的Huobi Global Limited(塞舌尔群岛注册)和专注区块链行业风险投资的Huobi Capital。

成立火币集团前,李林自2007年8月~2011年8月就职于从事搜索引擎优化的北京百德云博技术有限公司,2011年9月~2013年4月,他担任从事零售客户为目标的北京中科汇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2016年3月~2017年11月,他担任北京聚链时代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前北京财猫时代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他是一位拥有逾 10年技术、企业管理及区块链方面经验的企业家。


一致行动人Trinity Gate Limited由滕荣松全资拥有。

公开资料显示,滕荣松获得北京大学理学学士学位,滕荣松之前曾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全资附属公司国开国际投资的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负责海外投资及併购业务。目前,他为裂变资本合伙人,其他三位合伙人还包括王利杰、彭程和刘磊。2018年5月,滕荣松联合雄岸基金创始人姚勇杰全面收购香港主板上市公司SHIS Limited (01647.HK)(后改名为雄岸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他资源整合能力强,市场敏感度高。

2019年7月19日,桐成控股发布公告:桐成控股全资附属Huobi Investment Limited(香港注册)作为买方拟以600万港元收购目标公司Win Techno Inc(东京注册)。

公告显示,李林通过Huobi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Limited(直布罗陀注册)控股目标公司,其主要业务包括提供数据中心相关服务,包括但不限于数据存储及备份、数据中心运营及维护。目标公司将向火币集团提供为期1年的云端软件及数据库服务,服务费为每月1700万日圆(约113万人民币),与桐成控股构成持续关联交易。

2019年7月30日,上述收购完成。目标公司业绩将并入桐成控股财务报表。

2019年9月10日,桐成控股发布公告:董事会建议将本公司英文名称「Pantronics Holdings Limited」更改为「Huobi Technology Holdings Limited」,而将中文名称「桐成控股有限公司」更改为「火币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并委任李林为公司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及首席执行官,即日生效。目前,董事会包括执行董事李林、李书沸(火币集团CFO)及兰建忠(火币集团副总裁),独立非执行董事段雄飞、叶伟明及魏绰然。


值得关注的是,三大矿机厂商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纷纷折戟港股IPO,借壳港股上市、转战美股等或成为备选路径。

早在去年8月1日,加密货币商业银行 Galaxy Digital首先购买加拿大加密初创公司 Coin Capital,然后通过与加拿大空壳公司Bradmer Pharmaceuticals的反向并购,最终在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挂牌上市。

今年1月23日,韩国加密货币交易所Bithumb的母公司宣布计划通过收购Blockchain Industries (BCII.PK)赴美上市。

今年1月25日,OK集团宣布完成对前进控股集团(01499.HK)控股权的收购。

今年2月11日,美国数字货币经纪商/交易商Voyager Digital (VYGR.V)通过收购矿产勘探商UC Resources完成了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的借壳上市。4月19日,又在德国法兰克福证交所上市。

今年6月3日,“三点钟群”玉红持有141.49万股无锡呜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新三板:831249)股票。

今年7月31日,据IPO早知道消息,嘉楠耘智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上市申请。


火币集团或意在赶在上市新规10月1日生效前,进行快速大幅度的借壳运作。

据新浪港统计,截至2019年7月26日,港股有1480只股票市值低于10亿港元,总数量占比高达62%。这类小市值公司普遍被认为是“壳股”。

今年7月26日,港交所宣布,将正式修订《上市规则》关于借壳上市等的规定。本次修订将于今年10月1日正式生效。修订主要内容:发行人不得在控制权变动之时或其后36个月内建议将其全部或大部分原有业务出售或作实物配发。港交所亦可限制发行人不得在实际控制权转手之时或其后36 个月内进行有关出售或作实物配发。同时,港交所禁止通过以下方式进行借壳上市,包括大规模发行证券换取现金,当中牵涉到又或会导致发行人控制权或实际控制权转变,而所得资金将用作收购或开展规模预计远较发行人现有主营业务庞大的新业务等。

根据港交所发布的《有关借壳上市及其他壳股活动等咨询总结》相关规定,香港上市公司如果在36个月摒弃原有主营业务,开展与现有主营业务无关的新业务,将大概率被联交所认定违反反收购相关规则,监管机构有权对该公司进行问询、停牌甚至退市处理。

火币核心资产是交易所业务,但现在交易所业务在全球范围内还没有完全合规,所以交易所装壳进而借壳上市从操作上难度较大。但并非几无可能。火币集团作为全球重要的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商,或意在赶在上市新规10月1日生效前,进行快速大幅度的借壳运作。

我们认为,区块链/数字资产领域的企业在传统证券市场谋求上市的行为是数字资产行业走向规范化、国际化发展的重要举措。一旦上市成功,企业运营和声誉将取得合法地位,也能在关键时刻向资本市场筹措资金。

火币集团谋求港股上市这一事件将会对集团现有各项业务,尤其对交易所Huobi Global(BBB级)和平台币HT(BBB-级)将产生重大潜在利好影响。因此,数链评级决定将其交易所和平台币均列入正面(Positive)观察名单。

在列入观察名单时,现有评级展望“发展(Developing)”失效,评级级别不失效。数链评级将继续关注突发事件或短期趋势导致评级相关要素偏离预期或者很可能偏离预期的事件影响。

需要说明的是,评级观察反映数链评级对短期级别或中长期级别未来可能变动方向的判断。它侧重于识别导致数链评级密切关注相关评级的特殊事件和短期趋势。评级观察类型包括:正面(Positive)、负面(Negative)和发展(Developing)三种。其中,被列入正面观察名单表示等级后续可能上调。级别调整的确定性排序为“级别调整>评级观察>评级展望”,即评级观察后级别调整的可能性大于评级展望。


本文来源:数链评级ShulianRatings 查看全部
2018101309250039584422463.jpg


李林通过其全资公司 Huobi Capital及其非全资公司 Huobi Universal控股火币集团,合计权益约 66%。




2018年8月29日,港股上市公司桐成控股(01611.HK,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发布联合公告:与火币集团Huobi Global Limited(要约人,开曼群岛注册)及 Trinity Gate(一致行动人,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以总额为586,366,720.00 港元(相当于每股2.72港元)达成股份买卖协议。

协议完成后,要约人及一致行动人将分别持有199,295,269股股份和16,280,731股股份,分别占桐成控股已发行股份的约66.26%及5.41%。股份转让完成后,火币集团成为桐成控股实际控制人,并建议改组董事会。

公告显示,桐成控股主营业务是螺管线圈、LED照明、电池充电器解决方案及电源等。

ca061f8f-f266-4606-bd09-c0c0cf94b01a.png



李林通过其全资公司 Huobi Capital及其非全资公司 Huobi Universal控股火币集团,合计权益约 66%。

其中,Huobi Capital注册于开曼群岛。Huobi Universal为一家于2014年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投资控股公司,由李林(58.44%)、红杉资本(23.32%)、真格基金(7.46%)、陈伟星(4.70%)、杜均、戴志刚、胡东海、宋瑛、袁大伟及晨兴创投等持有。

公告显示,李林,37岁,2005年7月获得同济大学自动化学士学位,并于2007年6月获得清华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硕士学位。他于2013年创立火币集团并且现任董事长及CEO。火币集团主要包括运营交易所的Huobi Global Limited(塞舌尔群岛注册)和专注区块链行业风险投资的Huobi Capital。

成立火币集团前,李林自2007年8月~2011年8月就职于从事搜索引擎优化的北京百德云博技术有限公司,2011年9月~2013年4月,他担任从事零售客户为目标的北京中科汇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2016年3月~2017年11月,他担任北京聚链时代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前北京财猫时代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他是一位拥有逾 10年技术、企业管理及区块链方面经验的企业家。


一致行动人Trinity Gate Limited由滕荣松全资拥有。

公开资料显示,滕荣松获得北京大学理学学士学位,滕荣松之前曾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全资附属公司国开国际投资的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负责海外投资及併购业务。目前,他为裂变资本合伙人,其他三位合伙人还包括王利杰、彭程和刘磊。2018年5月,滕荣松联合雄岸基金创始人姚勇杰全面收购香港主板上市公司SHIS Limited (01647.HK)(后改名为雄岸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他资源整合能力强,市场敏感度高。

2019年7月19日,桐成控股发布公告:桐成控股全资附属Huobi Investment Limited(香港注册)作为买方拟以600万港元收购目标公司Win Techno Inc(东京注册)。

公告显示,李林通过Huobi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Limited(直布罗陀注册)控股目标公司,其主要业务包括提供数据中心相关服务,包括但不限于数据存储及备份、数据中心运营及维护。目标公司将向火币集团提供为期1年的云端软件及数据库服务,服务费为每月1700万日圆(约113万人民币),与桐成控股构成持续关联交易。

2019年7月30日,上述收购完成。目标公司业绩将并入桐成控股财务报表。

2019年9月10日,桐成控股发布公告:董事会建议将本公司英文名称「Pantronics Holdings Limited」更改为「Huobi Technology Holdings Limited」,而将中文名称「桐成控股有限公司」更改为「火币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并委任李林为公司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及首席执行官,即日生效。目前,董事会包括执行董事李林、李书沸(火币集团CFO)及兰建忠(火币集团副总裁),独立非执行董事段雄飞、叶伟明及魏绰然。


值得关注的是,三大矿机厂商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纷纷折戟港股IPO,借壳港股上市、转战美股等或成为备选路径。

早在去年8月1日,加密货币商业银行 Galaxy Digital首先购买加拿大加密初创公司 Coin Capital,然后通过与加拿大空壳公司Bradmer Pharmaceuticals的反向并购,最终在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挂牌上市。

今年1月23日,韩国加密货币交易所Bithumb的母公司宣布计划通过收购Blockchain Industries (BCII.PK)赴美上市。

今年1月25日,OK集团宣布完成对前进控股集团(01499.HK)控股权的收购。

今年2月11日,美国数字货币经纪商/交易商Voyager Digital (VYGR.V)通过收购矿产勘探商UC Resources完成了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的借壳上市。4月19日,又在德国法兰克福证交所上市。

今年6月3日,“三点钟群”玉红持有141.49万股无锡呜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新三板:831249)股票。

今年7月31日,据IPO早知道消息,嘉楠耘智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上市申请。


火币集团或意在赶在上市新规10月1日生效前,进行快速大幅度的借壳运作。

据新浪港统计,截至2019年7月26日,港股有1480只股票市值低于10亿港元,总数量占比高达62%。这类小市值公司普遍被认为是“壳股”。

今年7月26日,港交所宣布,将正式修订《上市规则》关于借壳上市等的规定。本次修订将于今年10月1日正式生效。修订主要内容:发行人不得在控制权变动之时或其后36个月内建议将其全部或大部分原有业务出售或作实物配发。港交所亦可限制发行人不得在实际控制权转手之时或其后36 个月内进行有关出售或作实物配发。同时,港交所禁止通过以下方式进行借壳上市,包括大规模发行证券换取现金,当中牵涉到又或会导致发行人控制权或实际控制权转变,而所得资金将用作收购或开展规模预计远较发行人现有主营业务庞大的新业务等。

根据港交所发布的《有关借壳上市及其他壳股活动等咨询总结》相关规定,香港上市公司如果在36个月摒弃原有主营业务,开展与现有主营业务无关的新业务,将大概率被联交所认定违反反收购相关规则,监管机构有权对该公司进行问询、停牌甚至退市处理。

火币核心资产是交易所业务,但现在交易所业务在全球范围内还没有完全合规,所以交易所装壳进而借壳上市从操作上难度较大。但并非几无可能。火币集团作为全球重要的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商,或意在赶在上市新规10月1日生效前,进行快速大幅度的借壳运作。

我们认为,区块链/数字资产领域的企业在传统证券市场谋求上市的行为是数字资产行业走向规范化、国际化发展的重要举措。一旦上市成功,企业运营和声誉将取得合法地位,也能在关键时刻向资本市场筹措资金。

火币集团谋求港股上市这一事件将会对集团现有各项业务,尤其对交易所Huobi Global(BBB级)和平台币HT(BBB-级)将产生重大潜在利好影响。因此,数链评级决定将其交易所和平台币均列入正面(Positive)观察名单。

在列入观察名单时,现有评级展望“发展(Developing)”失效,评级级别不失效。数链评级将继续关注突发事件或短期趋势导致评级相关要素偏离预期或者很可能偏离预期的事件影响。

需要说明的是,评级观察反映数链评级对短期级别或中长期级别未来可能变动方向的判断。它侧重于识别导致数链评级密切关注相关评级的特殊事件和短期趋势。评级观察类型包括:正面(Positive)、负面(Negative)和发展(Developing)三种。其中,被列入正面观察名单表示等级后续可能上调。级别调整的确定性排序为“级别调整>评级观察>评级展望”,即评级观察后级别调整的可能性大于评级展望。


本文来源:数链评级ShulianRatings

观点:长尾市场是DEX的未来吗?

观点chengpishu 发表了文章 • 2019-08-16 10:33 • 来自相关话题

(长尾市场简图,来自维基百科)

前言:长尾市场是指那些原来不受到重视的销量小但种类多的产品或服务由于总量巨大,累积起来的总收益超过主流产品的现象。比如豆瓣当年的增长,离不开长尾效应。

那么代币的长尾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来说是否足够的重要?



为方便阅读,以下名词将用英文代替。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
CEX:中心化交易所


区块链最明显的用途之一,就是可以进行无需许可、非保管资产性的交易。通常来说实现这一用途的方式是通过“分散交换”或者是“去中心化交易所”。

虽然有许多的DEX不断涌现出来,但是和大多数CEX相比,使用DEX的人还只是少数。(光是币安就能顶上四个主要DEX交易量的1000倍,这四个主要的DEX为Uniswap,Kyber,0x,DutchX)。

如果去中心化交易所真的是未来的趋势的话,为什么数据会那么难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

作者的假设是,DEX的市场其实比人们预想的要小的多。DEX正真的闪光点是在于为数字资产提供了一个长尾市场。

因为在其他时候,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人们更愿意选择方便快捷的服务) 而所谓的数字资产长尾市场应该在于:中心化交易所不支持的代币或者是市场。

不支持的代币要么太小,要么风险太大,或者是极具竞争性的交易所代币。

太小:指的是低于一定交易量阈值的代币,泛指那些成交量低迷的代币。

高风险:指的是不存在高度监管,具有很高风险的代币。

竞争性:指的是那些不同交易所发行的代币,他们的利益是冲突的。

举一个满足上述三个特点的代币,就是Bitfinex发行的LEO。

唯一支持LEO的CEX就是Bitfinex自己,而他们本身就是代币的发行方。LEO在刚上线的时候,成交量非常低迷(每天的交易量大概只有500万美元左右)。

在监管政策上,LEO不支持美国的投资者购买(Bitfinex可以随时更改白皮书或者是每月回购LEO的比例,即使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也使LEO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同时LEO和其他交易所的平台币是处于一种竞争关系,没有一家CEX愿意把自己发行的代币放在其他CEX上生成一个交易对,因为你无法知晓他们在自己的中心化体系中,是否利用不存在的硬币进行恶意操作。所以美国投资者想要获得LEO的话只能通过两种途径,OTC或者是DEX。

不支持的市场要么是新的交易对(例如早期的ETH),要么是在一个新的交易场景中(例如游戏或者应用程序,像是积分,游戏装备,虚拟宠物等)。

这些市场和那些CEX所不愿支持的代币,就价值层面来进行比较的话,前期可能会显得微不足道。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市场假如能够服务或满足大多人需求的话,将会变得举足轻重。(我们举个现实的例子,例如初期的以太坊并没有太大的法币价值体现,正真的法币价值爆发点是在ICO)。

DEX为投机者们提供了一些比较与众不同的服务:更加丰富的数字资产种类和更多的市场。

按道理来说,它们并不需和主流的老牌CEX竞争。那些新兴的CEX才是它们的竞争对象。因为新兴的CEX才可能在更多(币种的)市场上与DEX竞争,但这些CEX可能会处于一个弱势。

因为交易者们在面对这些具有高度风险的代币和市场的时候,他们更想利用非保管性交易来保证自己数字资产的安全性。 因此,去中心化交易所未来的成功,是和数字资产长尾市场未来的成功息息相关的。(长尾市场的尾巴需要足够的长)。

如果你想象一个由比特币占据主导市场的未来,那么人们能够使用带有权益和功能的令牌将会变得少之又少, DEX的存在将会变的并不重要。(根据之前的文上所述,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CEX上进行主流代币的交易)

但是如果你想象一个拥有数百万种不同令牌的未来,很多人都会使用不同的代币去获得不同的服务和权益。就算这些令牌的市场都只存在于市场的长尾之中,那么去DEX就已经非常的成功了。

而且我们完全无法排除DEX成为主流的一种可能性:

1.    如果DEX的交易深度和流动性超过CEX。

2.    监管的压力迫使中心化交易所迁移到DEX(参考币安)。

3.    在DEX之外的创新,创造巨大的本地加密用户基础。

例如,基于web3的应用程序,DEX完全可以作为游戏和应用程序中一个便捷的交换接口。(去除DEX作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个概念,“DEX”的本意是分散式交换。小巧的分散式交换接口/插件将会取代去中心化平台的存在。在此它更像一个便于价值交换的快捷工具而不是平台。

就我身边听到的一些关于DEX所最常见的论点是(按人们所提及的频率来进行排序):

1.非保管性交易,用户的资金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减少被黑客攻击的风险,项目方卷钱跑路)。

2.匿名(提供秘密交易的工具==>避税,实现资本外逃)。

3.更宽泛的代币市场。

但我敢打赌决定DEX未来的重要因素,以上这三点应该倒过来说。

宽泛的市场是最为重要的,其次是被作为资本外逃的工具,最后的保证交易的安全性是少数人才关心的事。

我想很多人不会同意这个观点,你觉得呢?

本文主要来自TonySong关于DEX的观点,关于DEX还有一些内容我也做一些补充:

关于LEO:

事实上LEO已经在OKEX,GATE,ZB等主流CEX上线。作为一代枭雄的稳定币USDT,背后的Bitfinex也上线了USDC,USDK等交易币种。所以是曾经王者开始衰败,还是他们组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呢?

为什么做长尾市场的不能是CEX:

大多数的项目方其实并不愿意和CEX合作,因为他们无法完全信任CEX,也无法防止他们作恶。加之CEX上币假如越来越没有底线的话,无论是用户还是市场,都将沦为投机的工具,这将是一连串连锁效应。

分散交换更适合作为一个小型的接口,例如著名团队JUST做出的P3D,分散式交换更像一个转换P3D和ETH价值的插件。也就是作者对DEX未来提出的假设之一,作为应用程序的零部件。

而0X、Uniswap这些去中心化交易所,则为用户提供了更多币种市场的交易深度,不仅限于单一币种的交换场景。用平台形容更为合适。无论是分散式交换还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他们都能够为用户提供资金安全保障。

长尾市场并不好做:

困难之处是在于如何连接长尾市场。比方涉及到一些需要跨链交互的市场,那么需要的人工成本将是非常高昂的。

假如出现一种分布式商业的架构体系,或者是一类全新的交易撮合算法,那么就是完全颠覆现有的中心化商业模式,这就更像是一个崭新的人类社会文明。还有一些DEX为了合规,拥抱监管(例如鲸交所,他们的用户就涉及到了KYC问题),那么这种DEX就很难成为漏税、资本外逃的工具。

技术和市场是处于并行的一个状态,而中心化的效率大大超过了去中心化,并且安全永远只是少数人的需求,也是DEX最容易实现的点。如何设计自驱的DEX接入长尾市场可能是个不错的方向。

(完)


参考资料:https://tonysheng.substack.com/p/niche-markets-most-likely-driver
编译:17
编辑:风答 查看全部
20190815210202sAmv.jpeg

(长尾市场简图,来自维基百科)


前言:长尾市场是指那些原来不受到重视的销量小但种类多的产品或服务由于总量巨大,累积起来的总收益超过主流产品的现象。比如豆瓣当年的增长,离不开长尾效应。

那么代币的长尾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来说是否足够的重要?




为方便阅读,以下名词将用英文代替。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
CEX:中心化交易所



区块链最明显的用途之一,就是可以进行无需许可、非保管资产性的交易。通常来说实现这一用途的方式是通过“分散交换”或者是“去中心化交易所”。

虽然有许多的DEX不断涌现出来,但是和大多数CEX相比,使用DEX的人还只是少数。(光是币安就能顶上四个主要DEX交易量的1000倍,这四个主要的DEX为Uniswap,Kyber,0x,DutchX)。

如果去中心化交易所真的是未来的趋势的话,为什么数据会那么难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

作者的假设是,DEX的市场其实比人们预想的要小的多。DEX正真的闪光点是在于为数字资产提供了一个长尾市场。

因为在其他时候,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人们更愿意选择方便快捷的服务) 而所谓的数字资产长尾市场应该在于:中心化交易所不支持的代币或者是市场。

不支持的代币要么太小,要么风险太大,或者是极具竞争性的交易所代币。

太小:指的是低于一定交易量阈值的代币,泛指那些成交量低迷的代币。

高风险:指的是不存在高度监管,具有很高风险的代币。

竞争性:指的是那些不同交易所发行的代币,他们的利益是冲突的。

举一个满足上述三个特点的代币,就是Bitfinex发行的LEO。

唯一支持LEO的CEX就是Bitfinex自己,而他们本身就是代币的发行方。LEO在刚上线的时候,成交量非常低迷(每天的交易量大概只有500万美元左右)。

在监管政策上,LEO不支持美国的投资者购买(Bitfinex可以随时更改白皮书或者是每月回购LEO的比例,即使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也使LEO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同时LEO和其他交易所的平台币是处于一种竞争关系,没有一家CEX愿意把自己发行的代币放在其他CEX上生成一个交易对,因为你无法知晓他们在自己的中心化体系中,是否利用不存在的硬币进行恶意操作。所以美国投资者想要获得LEO的话只能通过两种途径,OTC或者是DEX。

不支持的市场要么是新的交易对(例如早期的ETH),要么是在一个新的交易场景中(例如游戏或者应用程序,像是积分,游戏装备,虚拟宠物等)。

这些市场和那些CEX所不愿支持的代币,就价值层面来进行比较的话,前期可能会显得微不足道。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市场假如能够服务或满足大多人需求的话,将会变得举足轻重。(我们举个现实的例子,例如初期的以太坊并没有太大的法币价值体现,正真的法币价值爆发点是在ICO)。

DEX为投机者们提供了一些比较与众不同的服务:更加丰富的数字资产种类和更多的市场。

按道理来说,它们并不需和主流的老牌CEX竞争。那些新兴的CEX才是它们的竞争对象。因为新兴的CEX才可能在更多(币种的)市场上与DEX竞争,但这些CEX可能会处于一个弱势。

因为交易者们在面对这些具有高度风险的代币和市场的时候,他们更想利用非保管性交易来保证自己数字资产的安全性。 因此,去中心化交易所未来的成功,是和数字资产长尾市场未来的成功息息相关的。(长尾市场的尾巴需要足够的长)。

如果你想象一个由比特币占据主导市场的未来,那么人们能够使用带有权益和功能的令牌将会变得少之又少, DEX的存在将会变的并不重要。(根据之前的文上所述,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CEX上进行主流代币的交易)

但是如果你想象一个拥有数百万种不同令牌的未来,很多人都会使用不同的代币去获得不同的服务和权益。就算这些令牌的市场都只存在于市场的长尾之中,那么去DEX就已经非常的成功了。

而且我们完全无法排除DEX成为主流的一种可能性:

1.    如果DEX的交易深度和流动性超过CEX。

2.    监管的压力迫使中心化交易所迁移到DEX(参考币安)。

3.    在DEX之外的创新,创造巨大的本地加密用户基础。

例如,基于web3的应用程序,DEX完全可以作为游戏和应用程序中一个便捷的交换接口。(去除DEX作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个概念,“DEX”的本意是分散式交换。小巧的分散式交换接口/插件将会取代去中心化平台的存在。在此它更像一个便于价值交换的快捷工具而不是平台。

就我身边听到的一些关于DEX所最常见的论点是(按人们所提及的频率来进行排序):

1.非保管性交易,用户的资金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减少被黑客攻击的风险,项目方卷钱跑路)。

2.匿名(提供秘密交易的工具==>避税,实现资本外逃)。

3.更宽泛的代币市场。

但我敢打赌决定DEX未来的重要因素,以上这三点应该倒过来说。

宽泛的市场是最为重要的,其次是被作为资本外逃的工具,最后的保证交易的安全性是少数人才关心的事。

我想很多人不会同意这个观点,你觉得呢?

本文主要来自TonySong关于DEX的观点,关于DEX还有一些内容我也做一些补充:

关于LEO:

事实上LEO已经在OKEX,GATE,ZB等主流CEX上线。作为一代枭雄的稳定币USDT,背后的Bitfinex也上线了USDC,USDK等交易币种。所以是曾经王者开始衰败,还是他们组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呢?

为什么做长尾市场的不能是CEX:

大多数的项目方其实并不愿意和CEX合作,因为他们无法完全信任CEX,也无法防止他们作恶。加之CEX上币假如越来越没有底线的话,无论是用户还是市场,都将沦为投机的工具,这将是一连串连锁效应。

分散交换更适合作为一个小型的接口,例如著名团队JUST做出的P3D,分散式交换更像一个转换P3D和ETH价值的插件。也就是作者对DEX未来提出的假设之一,作为应用程序的零部件。

而0X、Uniswap这些去中心化交易所,则为用户提供了更多币种市场的交易深度,不仅限于单一币种的交换场景。用平台形容更为合适。无论是分散式交换还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他们都能够为用户提供资金安全保障。

长尾市场并不好做:

困难之处是在于如何连接长尾市场。比方涉及到一些需要跨链交互的市场,那么需要的人工成本将是非常高昂的。

假如出现一种分布式商业的架构体系,或者是一类全新的交易撮合算法,那么就是完全颠覆现有的中心化商业模式,这就更像是一个崭新的人类社会文明。还有一些DEX为了合规,拥抱监管(例如鲸交所,他们的用户就涉及到了KYC问题),那么这种DEX就很难成为漏税、资本外逃的工具。

技术和市场是处于并行的一个状态,而中心化的效率大大超过了去中心化,并且安全永远只是少数人的需求,也是DEX最容易实现的点。如何设计自驱的DEX接入长尾市场可能是个不错的方向。

(完)


参考资料:https://tonysheng.substack.com/p/niche-markets-most-likely-driver
编译:17
编辑:风答

大家都在用哪些交易所?

回复

攻略money 回复了问题 • 5 人关注 • 6 个回复 • 393 次浏览 • 2018-08-23 19:13 • 来自相关话题

剑指虚拟货币借区块链“还魂”,全国性清理整顿大幕已开启

地区l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11-22 22:56 • 来自相关话题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 上证报记者22日从接近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下称整治办)人士处获悉,区块链不等于虚拟货币,监管部门对于虚拟货币炒作和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的打击态度没有丝毫改变。
目前监管部门已经通盘部署,要求全国各地全面排查属地借助区块链开展虚拟货币炒作活动的最新情况,出现问题及时打早打小。在下一阶段的工作中,监管部门将加大清理整顿虚拟货币及交易场所的力度,发现一起、处置一起。

早在2017年9月,七部门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向投资者筹集虚拟货币,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前期的清理整顿工作已经取得明显成效。

但是近期蹭着区块链的热度,虚拟货币有卷土重来之势,部分非法活动有死灰复燃迹象。记者注意到,一方面,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价格出现飙升,市场出现类似“《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已经过时”等不当言论;另一方面,有些机构虽然不涉币,但打着区块链的名义搞非法金融活动。

对此,接近整治办人士强调,区块链的内涵很丰富,并不等于虚拟货币。目前所有机构打着区块链旗号关于虚拟货币的推广宣传活动都是违法违规的。

本月13日央行官网也发布公告澄清,目前网传所谓法定数字货币发行,以及个别机构冒用人民银行名义推出“DC/EP”或“DCEP”在资产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的行为,可能涉及诈骗和传销,请广大公众提高风险意识,不偏信轻信,防范利益受损。

对于虚拟货币炒作“还魂”的苗头,今年以来监管部门一直保持高压严打态势,纠偏乱象。

记者获得的一组权威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共关闭境内新发现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6家,分7批技术处置了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203家;通过2家大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关闭支付账户将近万个;微信平台方面,关闭宣传营销小程序和公众号接近300个。

而且刑事手段也开始介入。“对于打着虚拟货币名义的违法犯罪活动,社会各界的共识进一步加深,协调联动进一步加强。杭州、北京已经先后‘端掉’虚拟货币交易所,目前进入起诉程序的已有100多人。”上述人士透露。

展望下一阶段,这种重拳出击的严打态势还将持续。接近整治办人士表示,下一步将加强对于区块链技术规范引导,尤其是对于以区块链旗号展开的违法违规行动,各部门将按照职责分工进行打击清理。

一方面,前期监管部门已经给全国各地下发通知,要求各地警惕借助区块链推广宣传死灰复燃的虚拟货币的炒作情况,要求各地全面排查属地借助区块链开展虚拟货币炒作活动的最新情况,如有问题及时打早打小。

11月18日,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也向各省市处非办发函,提示防范假借区块链名义的非法集资风险。

记者观察到,近期各地纷纷积极行动。继上海本月14日印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要求11月22日前完成摸排工作后,深圳21日也宣布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查整治。

另一方面,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应急中心进行全网搜排,对发现的新冒头的境内虚拟货币交易场所、ICO活动,以及境外“出海”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进行及时处置。同时,支付机构被要求从支付结算环节加强排查、清理。
上述人士表示,下一步重点是建立长效机制,防止死灰复燃。目前部分地区已经建立技术搜排系统,有些地区的金融办则与应急中心建立实时技术接口,定期由应急中心搜排本地存在问题的网站,及时发现及时处理。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黄紫豪 李丹丹 查看全部
cryptocurrency.jpg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 上证报记者22日从接近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下称整治办)人士处获悉,区块链不等于虚拟货币,监管部门对于虚拟货币炒作和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的打击态度没有丝毫改变。
目前监管部门已经通盘部署,要求全国各地全面排查属地借助区块链开展虚拟货币炒作活动的最新情况,出现问题及时打早打小。在下一阶段的工作中,监管部门将加大清理整顿虚拟货币及交易场所的力度,发现一起、处置一起。

早在2017年9月,七部门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向投资者筹集虚拟货币,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前期的清理整顿工作已经取得明显成效。

但是近期蹭着区块链的热度,虚拟货币有卷土重来之势,部分非法活动有死灰复燃迹象。记者注意到,一方面,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价格出现飙升,市场出现类似“《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已经过时”等不当言论;另一方面,有些机构虽然不涉币,但打着区块链的名义搞非法金融活动。

对此,接近整治办人士强调,区块链的内涵很丰富,并不等于虚拟货币。目前所有机构打着区块链旗号关于虚拟货币的推广宣传活动都是违法违规的。

本月13日央行官网也发布公告澄清,目前网传所谓法定数字货币发行,以及个别机构冒用人民银行名义推出“DC/EP”或“DCEP”在资产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的行为,可能涉及诈骗和传销,请广大公众提高风险意识,不偏信轻信,防范利益受损。

对于虚拟货币炒作“还魂”的苗头,今年以来监管部门一直保持高压严打态势,纠偏乱象。

记者获得的一组权威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共关闭境内新发现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6家,分7批技术处置了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203家;通过2家大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关闭支付账户将近万个;微信平台方面,关闭宣传营销小程序和公众号接近300个。

而且刑事手段也开始介入。“对于打着虚拟货币名义的违法犯罪活动,社会各界的共识进一步加深,协调联动进一步加强。杭州、北京已经先后‘端掉’虚拟货币交易所,目前进入起诉程序的已有100多人。”上述人士透露。

展望下一阶段,这种重拳出击的严打态势还将持续。接近整治办人士表示,下一步将加强对于区块链技术规范引导,尤其是对于以区块链旗号展开的违法违规行动,各部门将按照职责分工进行打击清理。

一方面,前期监管部门已经给全国各地下发通知,要求各地警惕借助区块链推广宣传死灰复燃的虚拟货币的炒作情况,要求各地全面排查属地借助区块链开展虚拟货币炒作活动的最新情况,如有问题及时打早打小。

11月18日,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也向各省市处非办发函,提示防范假借区块链名义的非法集资风险。

记者观察到,近期各地纷纷积极行动。继上海本月14日印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要求11月22日前完成摸排工作后,深圳21日也宣布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查整治。

另一方面,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应急中心进行全网搜排,对发现的新冒头的境内虚拟货币交易场所、ICO活动,以及境外“出海”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进行及时处置。同时,支付机构被要求从支付结算环节加强排查、清理。
上述人士表示,下一步重点是建立长效机制,防止死灰复燃。目前部分地区已经建立技术搜排系统,有些地区的金融办则与应急中心建立实时技术接口,定期由应急中心搜排本地存在问题的网站,及时发现及时处理。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黄紫豪 李丹丹

BBC:交易所WEX消失的4.5亿加密货币可能与俄罗斯情报机构有关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8 12:18 • 来自相关话题

11月15日,BBC俄罗斯分部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现已关闭的加密货币交易所WEX(前身是BTC-e,后改名为WEX)丢失的价值4.5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可能已经转移到俄罗斯情报机构FSB(联邦安全局)的一个基金中。

BBC最近对BTC-e交易所的调查披露了一些新的细节,据称这些细节将丢失的客户资金与FSB联系在了一起。在这起案件中,联合创始人Alexander Vinnik被控在6年时间里实施欺诈和洗钱,涉及金额高达40亿美元的比特币。

BBC获取的音频文件显示,一名叫Anton的人与BTC-e联合创始人Aleksey Bilyuchenko、 Konstantin Malofeyev之间存在联系。据推测,此人可能是前FSB官员Anton Nemkin。

据称,在2018年的一次商务会议上,Anton要求Bilyuchenko把装有WEX加密资产的冷钱包交给他。在移交资产之后,Bilyuchenko被送到了莫斯科FSB某个部门,那里的几名便衣警察询问了他有关WEX的运作情况。

第二天,Anton要求Bilyuchenko交出WEX钱包里的所有加密货币,并声称这些资产将交给“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基金”。当时,这些钱包里有价值4.5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其中一部分属于该交易所的客户。

Bilyuchenko最终同意转移上述款项。来自Blockchain.com和Explorer.Litecoin.net的数据显示,有3万比特币和70万莱特币是从上述钱包中转移过来的——当时相当于3.5亿美元。

今年7月,WEX前首席执行官Dmitri Vasilyev在意大利被捕。2019年4月,Vasilyev成为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市警察局的刑事调查对象,涉嫌通过WEX交易所诈骗一名当地投资者2万美元。

同月,美国检方对BTC-e和Vinnik提起诉讼。根据相关文件显示,金融犯罪执行网络(FinCEN)去年对BTC-e和Vinnik分别处以了8800万美元和1200万美元的罚款。

文件明确指出,BTC-e和Vinnik没有在FinCEN注册,并且没有实施反洗钱措施,或报告可疑活动。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bbc-new-files-allegedly-connect-450m-in-lost-bitcoin-to-russian-intelligence
作者:Ana Alexandre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201911170725376721.jpg


11月15日,BBC俄罗斯分部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现已关闭的加密货币交易所WEX(前身是BTC-e,后改名为WEX)丢失的价值4.5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可能已经转移到俄罗斯情报机构FSB(联邦安全局)的一个基金中。

BBC最近对BTC-e交易所的调查披露了一些新的细节,据称这些细节将丢失的客户资金与FSB联系在了一起。在这起案件中,联合创始人Alexander Vinnik被控在6年时间里实施欺诈和洗钱,涉及金额高达40亿美元的比特币。

BBC获取的音频文件显示,一名叫Anton的人与BTC-e联合创始人Aleksey Bilyuchenko、 Konstantin Malofeyev之间存在联系。据推测,此人可能是前FSB官员Anton Nemkin。

据称,在2018年的一次商务会议上,Anton要求Bilyuchenko把装有WEX加密资产的冷钱包交给他。在移交资产之后,Bilyuchenko被送到了莫斯科FSB某个部门,那里的几名便衣警察询问了他有关WEX的运作情况。

第二天,Anton要求Bilyuchenko交出WEX钱包里的所有加密货币,并声称这些资产将交给“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基金”。当时,这些钱包里有价值4.5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其中一部分属于该交易所的客户。

Bilyuchenko最终同意转移上述款项。来自Blockchain.com和Explorer.Litecoin.net的数据显示,有3万比特币和70万莱特币是从上述钱包中转移过来的——当时相当于3.5亿美元。

今年7月,WEX前首席执行官Dmitri Vasilyev在意大利被捕。2019年4月,Vasilyev成为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市警察局的刑事调查对象,涉嫌通过WEX交易所诈骗一名当地投资者2万美元。

同月,美国检方对BTC-e和Vinnik提起诉讼。根据相关文件显示,金融犯罪执行网络(FinCEN)去年对BTC-e和Vinnik分别处以了8800万美元和1200万美元的罚款。

文件明确指出,BTC-e和Vinnik没有在FinCEN注册,并且没有实施反洗钱措施,或报告可疑活动。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bbc-new-files-allegedly-connect-450m-in-lost-bitcoin-to-russian-intelligence
作者:Ana Alexandre
编译:Wendy

主流交易所交易量骤降,市场大波动可能即将来袭!

市场xcong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8 12:00 • 来自相关话题

(近3个月Coinbase和币安的24小时交易量)

爆发还是大跌?



截至11月17日,主流交易所的交易量降至近几个月低位,而且还有持续萎缩的趋势。这是否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如果是,那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爆发?


主流交易所交易量骤减预示着什么?


AMBcrypto发文指出,主流交易所的比特币交易量在11月15日开始下降,并迅速降至当前低点。Coinbase日交易量从1.85亿美元下降到6500万美元。币安日交易量从10亿美元下降到5.17亿美元。

此外,Bitfinex日交易量从9600万美元下降至3900万美元,而BitMEX的日交易量从29亿美元下降至9.05亿美元。





(近3个月Bitfinex和BitMEX的24小时交易量)


很明显,这些交易所的交易量下降至最近三个月(乃至更长时间)以来的最低水平。最大跌幅发生在BitMEX,交易量下降超过68%。紧随其后的是下跌超过64%的Coinbase,下跌超过59%的Bitfinex,受影响最小的是下跌超过48%的币安。

11月17日,根据交易者Cantering Clark分享的数据,BitMEX上的BTC交易量达到7.84亿美元,这是自3月30日以来(24小时交易量)最低水平。 上一次BitMEX交易所记录如此低的数字时,仅两天后 BTC价格就飙升20%以上,从而开始了2019年的牛市。

此外,U.Today发文指出,无论交易量的缩水是预示着市场逆转,还是对加密市场兴趣的减弱,都可以预期会有一场突然的大变动。

值得注意的是,该媒体指出,头部加密货币往往会在圣诞节前后发生异动,19年也可能如此。


波动率维持相对稳定将如何影响比特币价格?


此外,比特币的30天波动率在10月25日(当地时间)创下2.54%的低点,随后比特币价格在一天内从7400美元飙升至10000美元上方。此后,波动率在20多天内稳定在4%左右。

而上一次波动率横盘整理是在比特币4月上涨(当时比特币在30天内从4100美元升至5600美元)之后。此后,波动率下降,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引发更多的价格上涨趋势。目前,这种波动率似乎会起到类似的作用,从而导致价格大幅波动。不过,BTC的具体走向仍然处于未知状态。







比特币将以何种方式爆发?


然而,从比特币的日K线图来看,尽管比特币的日线仍处于下降楔形三角区间内,但一旦冲破日线下降楔形压制就会迎来大幅上涨。此外,比特币价格在0.786斐波那契水平处似乎构成了支撑。

不过,与上述观点不同的是,死亡十字交叉一直在极力压制比特币价格并阻止多头控制。





  查看全部
6eb98b47-7768-4600-b334-dbc1edab351f.png

(近3个月Coinbase和币安的24小时交易量)


爆发还是大跌?




截至11月17日,主流交易所的交易量降至近几个月低位,而且还有持续萎缩的趋势。这是否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如果是,那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爆发?


主流交易所交易量骤减预示着什么?


AMBcrypto发文指出,主流交易所的比特币交易量在11月15日开始下降,并迅速降至当前低点。Coinbase日交易量从1.85亿美元下降到6500万美元。币安日交易量从10亿美元下降到5.17亿美元。

此外,Bitfinex日交易量从9600万美元下降至3900万美元,而BitMEX的日交易量从29亿美元下降至9.05亿美元。

5e8fbf78-cb4c-4c9b-a2da-95f48d1cd07b.png

(近3个月Bitfinex和BitMEX的24小时交易量)


很明显,这些交易所的交易量下降至最近三个月(乃至更长时间)以来的最低水平。最大跌幅发生在BitMEX,交易量下降超过68%。紧随其后的是下跌超过64%的Coinbase,下跌超过59%的Bitfinex,受影响最小的是下跌超过48%的币安。

11月17日,根据交易者Cantering Clark分享的数据,BitMEX上的BTC交易量达到7.84亿美元,这是自3月30日以来(24小时交易量)最低水平。 上一次BitMEX交易所记录如此低的数字时,仅两天后 BTC价格就飙升20%以上,从而开始了2019年的牛市。

此外,U.Today发文指出,无论交易量的缩水是预示着市场逆转,还是对加密市场兴趣的减弱,都可以预期会有一场突然的大变动。

值得注意的是,该媒体指出,头部加密货币往往会在圣诞节前后发生异动,19年也可能如此。


波动率维持相对稳定将如何影响比特币价格?


此外,比特币的30天波动率在10月25日(当地时间)创下2.54%的低点,随后比特币价格在一天内从7400美元飙升至10000美元上方。此后,波动率在20多天内稳定在4%左右。

而上一次波动率横盘整理是在比特币4月上涨(当时比特币在30天内从4100美元升至5600美元)之后。此后,波动率下降,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引发更多的价格上涨趋势。目前,这种波动率似乎会起到类似的作用,从而导致价格大幅波动。不过,BTC的具体走向仍然处于未知状态。

8adae0b9-58cc-4b31-b82c-29fff3262200.png



比特币将以何种方式爆发?


然而,从比特币的日K线图来看,尽管比特币的日线仍处于下降楔形三角区间内,但一旦冲破日线下降楔形压制就会迎来大幅上涨。此外,比特币价格在0.786斐波那契水平处似乎构成了支撑。

不过,与上述观点不同的是,死亡十字交叉一直在极力压制比特币价格并阻止多头控制。

e9ff6226-839b-43dc-beeb-68f6115d26a3.png

 

最有影响力的行业新星!Coinbase CEO登上《时代》周刊“次世代百大人物”榜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5 17:15 • 来自相关话题

本周三,《时代》周刊公布了TIME 100 NEXT(次世代百大人物)名单,以表彰在各行各业拥有杰出表现的人才。

知名交易所Coinbas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 Armstrong成为了加密货币圈内首位入选的成员。

《时代》周刊在网站上简单介绍了Armstrong创立Coinbase以及用加密货币改变世界的决心:

    “几年前,Brian Armstrong还是Airbnb的一名工程师,他目睹了该公司为了遵守美国政府的政策,突然关闭了在古巴的租赁服务,古巴房主也失去了与全球经济的联系。他想知道,如果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人们在较少政府干预的情况下交换商品和服务,那会怎么样呢?

    八年后,Armstrong成为了Coinbase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这使得约300万顾客可以购买并交易比特币和以太坊等数字货币,这些数字货币与任何一个国家的货币政策都没有直接联系。

    虽然加密货币的长期影响力仍是未知数,但Armstrong表示,一个广泛采用加密货币的经济体与当前体系相比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这也是他去年推出GiveCrypto.org网站的原因之一,该网站旨在向贫困人口发放数字货币。”


Armstrong此次登上了次时代百大人物榜,证明了加密货币被主流世界所认可,加密货币创业者的努力与付出同样值得尊重。

《时代》周刊从15年前开始发布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100强,这个榜单的入选者通常都来自于传统权力结构,例如上市公司CEO、大制作电影的演员以及国际基金会的领导者等。

到了今天,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普通人的力量,例如2018年发动反对枪支暴力活动的美国学生。

《时代》意识到,“在过去三年里,世代更迭的无声抱怨已经变成了震耳欲聋的咆哮。这样的转变发生在世界各地,其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其中包括:社交媒体的兴起;多年来人们对既有机构的信心不断下降等。”

因此,他们决定推出次时代百大人物榜,聚焦于塑造未来商业、娱乐、体育、政治、科学、健康等领域的100位新星。

《时代》周刊的执行主编Dan Macsai表示:

    “他们是被希望所驱使的。他们渴望排除万难,为更好的未来而战。”



原文:https://time.com/collection/time-100-next-2019/5718861/brian-armstrong/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425400b3e62673955e3d77ec112a64ee.jpg


本周三,《时代》周刊公布了TIME 100 NEXT(次世代百大人物)名单,以表彰在各行各业拥有杰出表现的人才。

知名交易所Coinbas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 Armstrong成为了加密货币圈内首位入选的成员。

《时代》周刊在网站上简单介绍了Armstrong创立Coinbase以及用加密货币改变世界的决心:


    “几年前,Brian Armstrong还是Airbnb的一名工程师,他目睹了该公司为了遵守美国政府的政策,突然关闭了在古巴的租赁服务,古巴房主也失去了与全球经济的联系。他想知道,如果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人们在较少政府干预的情况下交换商品和服务,那会怎么样呢?

    八年后,Armstrong成为了Coinbase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这使得约300万顾客可以购买并交易比特币和以太坊等数字货币,这些数字货币与任何一个国家的货币政策都没有直接联系。

    虽然加密货币的长期影响力仍是未知数,但Armstrong表示,一个广泛采用加密货币的经济体与当前体系相比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这也是他去年推出GiveCrypto.org网站的原因之一,该网站旨在向贫困人口发放数字货币。”



Armstrong此次登上了次时代百大人物榜,证明了加密货币被主流世界所认可,加密货币创业者的努力与付出同样值得尊重。

《时代》周刊从15年前开始发布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100强,这个榜单的入选者通常都来自于传统权力结构,例如上市公司CEO、大制作电影的演员以及国际基金会的领导者等。

到了今天,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普通人的力量,例如2018年发动反对枪支暴力活动的美国学生。

《时代》意识到,“在过去三年里,世代更迭的无声抱怨已经变成了震耳欲聋的咆哮。这样的转变发生在世界各地,其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其中包括:社交媒体的兴起;多年来人们对既有机构的信心不断下降等。”

因此,他们决定推出次时代百大人物榜,聚焦于塑造未来商业、娱乐、体育、政治、科学、健康等领域的100位新星。

《时代》周刊的执行主编Dan Macsai表示:


    “他们是被希望所驱使的。他们渴望排除万难,为更好的未来而战。”




原文:https://time.com/collection/time-100-next-2019/5718861/brian-armstrong/
编译:Wendy

为什么韩国一线交易所的比特币交易量难以恢复?

市场longhash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5 17:09 • 来自相关话题

作为拥有日交易量排名第三的加密交易所的国家(仅次于美国和日本),韩国的加密交易活动自 2018 年以来就开始急剧下降。

2017 年 12 月,当韩国对加密货币的需求达到新高时,由于投资者的资金争相涌入该资产类别,甚至出现了所谓的“泡菜溢价(Kimchi Premium)”。比特币在韩国市场的溢价飙升至 54% 。

自那之后,韩国政府发布了两项主要政策,包括禁止外国人在韩交易加密货币以及要求交易所执行严格的 KYC 流程,使韩国市场再次趋于稳定。

但是,现在,韩国最大的几家加密交易所的日交易量都出现了显著下降的情况。这种情况表明币价不景气,市场需求陷入停滞,人们对该资产类别的整体兴趣不高。举例来说,自 2018 年 10 月以来,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Bithumb(还有 UPbit )的日成交量下跌了 83% ,从 120 万 BTC 减少到了 20 万 BTC 。

当然,这种下跌并不仅仅只是韩国独有的现象。在包括 Coinbase,BitMEX 和 Bitfinex 在内的主要交易所内,比特币的价格距其最高点 19961 美元都下跌了约 55% ,而其他包括以太坊和 XRP 在内的主要山寨币兑美元价格已经下跌了 85% 至 97% 。


韩国比特币交易所成交量下跌背后的原因


韩国三大交易所的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交易量下跌的主要因素似乎是:加密货币交易监管框架含糊不清,2018 年 1 月比特币价格的突然暴跌,以及山寨币价格的大幅下跌。

在牛市的顶峰时期,韩国的中产阶级陷入了狂热的投资情绪。对于部分千禧一代和许多中产阶级投资者来说,加密货币是该国房地产繁荣之后又一次一夜暴富的希望。当市场进入下跌通道时,普通人在对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进行风险投资后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韩国政府令人困惑的官方立场当然也于事无补。2018 年 1 月,前司法部长朴相基表示将禁止加密货币交易所内的本国交易。

朴相基表示:

    “人们对虚拟货币非常担忧,基本上司法部正在制定一项法案,以禁止通过交易所进行加密货币交易。”


韩国财政部长随后表示,不会有这样的禁令,并表示韩国正逐渐朝着规范该领域并使加密货币交易所合法化的方向前进,令投资者对政府的官方立场困惑不已。

然而,成交量的下跌在一定程度上也与交易所层面的争议有关系。虽然 Bithumb 和 UPbit 都是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成交量大幅领先,但是 UPbit 通过支持韩国的大多数银行,已经能够持续地为更广大的投资者和交易者提供服务。

相比之下,Bithumb 则与名为韩国农协银行(Nonghyup)的大型银行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仅支持通过农协银行执行的韩元存取款。

从理论上讲,由于 UPbit 支持韩国各家的主要银行,其成交量应该比Bithumb大得多。在过去六个月中,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从今年 2 月到 8 月,UPbit 的交易量超过了Bithumb,尤其是4月到7月的三个月,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创下了略低于 14000 美元的年度新高。

UPbit 交易量在 2018 年下半年突然下跌似乎是由于检察官办公室针对对该公司涉嫌欺诈交易和洗钱进行的调查。2018 年 5 月,韩国检察官办公室根据一系列指控发起了突击调查。2018 年底,UPbit 的交易活动下跌了近 80%。

12 月,检察官办公室针对该交易所的四名前利益相关者提起诉讼,一定程度上结束了关于该公司的调查,此后,UPbit 的表现逐渐回弹。

2018 年 12 月,UPbit 团队表示:

    “本次调查案件与 9 月 24 日至 12 月 31 日(开放服务日期:10 月 24 日 )三个月期间的某些交易有关。当时我们公司正在准备且刚刚推出的 Upbit 服务。所有在那段时期之后在 Upbit 交易所发生的交易都与这次调查无关。

    经过八个月的调查,我们公司已就此案向检察官办公室做出了诚恳的解释。Upbit 并没有进行洗钱(内部对冲),虚构订单(流动性供给)或欺诈性交易。公司并没有用非公司所有的加密货币进行交易,也没有让员工从这种交易中受益。”


UPbit 由 Dunamu 公司运营,该公司与 Kakao 有着紧密的联系,因为它运营着始终保持该国一线交易所地位的 KakaoStock。检察机关对 UPbit 高调的调查很可能是在调查启动时导致本地投资者对支持该资产类别的基础设施信心下降的助燃剂。


交易量还能恢复吗?
 

自 2018 年以来,在本国一些最大的银行的支持下,韩国出现了新一波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例如,Gopax 得到了该国第二大商业银行新韩银行的支持,并向新韩银行的账户所有人提供几乎即时的提现服务。

随着加密货币交易所基础设施的改善和银行服务透明度的提高,投资者的信心可能会在长期逐渐恢复。

在 G7 集团和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相继发布指导方针后,韩国也一直在努力为加密货币交易所和投资者建立更清晰的框架,为企业创造更加稳定的环境。

韩国的金融当局选择了遵守 FATF 的准则,并要求受监管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遵守 G7 集团的金融监管机构提出的要求。

FATF 向被视为“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的公司提出的许多要求中有两项是,终止匿名加密货币的交易以及落实更严格的 KYC 体系以防止洗钱。

FATF 表示:

    “ FATF 认识到有必要适当缓解与虚拟资产活动有关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风险,因此制定了更详细的操作要求,以有效地监督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


韩国的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包括 Bithumb,UPbit 和 Korbit,都主要遵循了 2019 年 2 月 FATF 全体会议上制定的指导方针。

UPbit 在 2019 年 9 月表示已终止了侧重隐私的加密货币的交易,以遵守 FATF 的指南。Korbit 还禁止了 Monero 和其他的匿名加密货币的交易,但 Monero 在 Bithumb 上还有一个韩元交易对。


韩国交易所版图将发生变化


Bithumb 也遇到了问题。据当地报道,由于 BXA 财团对 Bithumb 的收购遇到了障碍,Bithumb 可能会随着其前任联合首席执行官的另一个收购案而经历重组。

ZDNet Korea 报道称,2018 年 10 月,BXA 财团同意以 3.45 亿美元的估值收购 BTC Holding Company(Bithumb)51% 的股份。BXA 财团支付了 3.45 亿美元中的约 1.12 亿美元,并将剩余金额的支付延迟到 9 月 30 日。然而该公司未能在约定的日期之前完成交易。如果 Bithumb 的前联合首席执行官 Kim Jae-wook 完成悬而未决的交易,他的公司 Vidente 将持有 Bithumb 的 32.74% 的股份,并成为最大股东。

这意味着,考虑到 Bithumb 和 UPbit 所经历的一系列意外事件,例如Bithumb 与 BXA Consortium 的收购案被爆陷入困境难以完成以及 UPbit 去年经历的调查,尽管这两家交易所目前依旧占据优势,其他交易所也有机会去争夺韩国加密交易所市场的头把交椅。


韩国可能仍然是一个主要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市场


根据 Coinhills 发布的数据,韩元在比特币对国家货币交易中名列第三,占全球比特币市场的 3.05%。

随着政府努力建立明确的监管框架,在地区政府的支持下,韩国加密货币市场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不断扩大。

釜山,韩国的一座都市,以及济州特别自治道,都为区块链和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公司建立了特别经济区,以发展当地的加密货币产业。

因此,尽管韩国一线交易所的加密货币日交易量出现了明显下降,但在政府的支持下,韩国的加密货币市场仍可能保持其在亚洲市场的核心地位。 查看全部
20191115104558N7uj.jpeg


作为拥有日交易量排名第三的加密交易所的国家(仅次于美国和日本),韩国的加密交易活动自 2018 年以来就开始急剧下降。

2017 年 12 月,当韩国对加密货币的需求达到新高时,由于投资者的资金争相涌入该资产类别,甚至出现了所谓的“泡菜溢价(Kimchi Premium)”。比特币在韩国市场的溢价飙升至 54% 。

自那之后,韩国政府发布了两项主要政策,包括禁止外国人在韩交易加密货币以及要求交易所执行严格的 KYC 流程,使韩国市场再次趋于稳定。

但是,现在,韩国最大的几家加密交易所的日交易量都出现了显著下降的情况。这种情况表明币价不景气,市场需求陷入停滞,人们对该资产类别的整体兴趣不高。举例来说,自 2018 年 10 月以来,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Bithumb(还有 UPbit )的日成交量下跌了 83% ,从 120 万 BTC 减少到了 20 万 BTC 。

当然,这种下跌并不仅仅只是韩国独有的现象。在包括 Coinbase,BitMEX 和 Bitfinex 在内的主要交易所内,比特币的价格距其最高点 19961 美元都下跌了约 55% ,而其他包括以太坊和 XRP 在内的主要山寨币兑美元价格已经下跌了 85% 至 97% 。


韩国比特币交易所成交量下跌背后的原因


韩国三大交易所的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交易量下跌的主要因素似乎是:加密货币交易监管框架含糊不清,2018 年 1 月比特币价格的突然暴跌,以及山寨币价格的大幅下跌。

在牛市的顶峰时期,韩国的中产阶级陷入了狂热的投资情绪。对于部分千禧一代和许多中产阶级投资者来说,加密货币是该国房地产繁荣之后又一次一夜暴富的希望。当市场进入下跌通道时,普通人在对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进行风险投资后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韩国政府令人困惑的官方立场当然也于事无补。2018 年 1 月,前司法部长朴相基表示将禁止加密货币交易所内的本国交易。

朴相基表示:


    “人们对虚拟货币非常担忧,基本上司法部正在制定一项法案,以禁止通过交易所进行加密货币交易。”



韩国财政部长随后表示,不会有这样的禁令,并表示韩国正逐渐朝着规范该领域并使加密货币交易所合法化的方向前进,令投资者对政府的官方立场困惑不已。

然而,成交量的下跌在一定程度上也与交易所层面的争议有关系。虽然 Bithumb 和 UPbit 都是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成交量大幅领先,但是 UPbit 通过支持韩国的大多数银行,已经能够持续地为更广大的投资者和交易者提供服务。

相比之下,Bithumb 则与名为韩国农协银行(Nonghyup)的大型银行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仅支持通过农协银行执行的韩元存取款。

从理论上讲,由于 UPbit 支持韩国各家的主要银行,其成交量应该比Bithumb大得多。在过去六个月中,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从今年 2 月到 8 月,UPbit 的交易量超过了Bithumb,尤其是4月到7月的三个月,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创下了略低于 14000 美元的年度新高。

UPbit 交易量在 2018 年下半年突然下跌似乎是由于检察官办公室针对对该公司涉嫌欺诈交易和洗钱进行的调查。2018 年 5 月,韩国检察官办公室根据一系列指控发起了突击调查。2018 年底,UPbit 的交易活动下跌了近 80%。

12 月,检察官办公室针对该交易所的四名前利益相关者提起诉讼,一定程度上结束了关于该公司的调查,此后,UPbit 的表现逐渐回弹。

2018 年 12 月,UPbit 团队表示:


    “本次调查案件与 9 月 24 日至 12 月 31 日(开放服务日期:10 月 24 日 )三个月期间的某些交易有关。当时我们公司正在准备且刚刚推出的 Upbit 服务。所有在那段时期之后在 Upbit 交易所发生的交易都与这次调查无关。

    经过八个月的调查,我们公司已就此案向检察官办公室做出了诚恳的解释。Upbit 并没有进行洗钱(内部对冲),虚构订单(流动性供给)或欺诈性交易。公司并没有用非公司所有的加密货币进行交易,也没有让员工从这种交易中受益。”



UPbit 由 Dunamu 公司运营,该公司与 Kakao 有着紧密的联系,因为它运营着始终保持该国一线交易所地位的 KakaoStock。检察机关对 UPbit 高调的调查很可能是在调查启动时导致本地投资者对支持该资产类别的基础设施信心下降的助燃剂。


交易量还能恢复吗?
 

自 2018 年以来,在本国一些最大的银行的支持下,韩国出现了新一波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例如,Gopax 得到了该国第二大商业银行新韩银行的支持,并向新韩银行的账户所有人提供几乎即时的提现服务。

随着加密货币交易所基础设施的改善和银行服务透明度的提高,投资者的信心可能会在长期逐渐恢复。

在 G7 集团和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相继发布指导方针后,韩国也一直在努力为加密货币交易所和投资者建立更清晰的框架,为企业创造更加稳定的环境。

韩国的金融当局选择了遵守 FATF 的准则,并要求受监管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遵守 G7 集团的金融监管机构提出的要求。

FATF 向被视为“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的公司提出的许多要求中有两项是,终止匿名加密货币的交易以及落实更严格的 KYC 体系以防止洗钱。

FATF 表示:


    “ FATF 认识到有必要适当缓解与虚拟资产活动有关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风险,因此制定了更详细的操作要求,以有效地监督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



韩国的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包括 Bithumb,UPbit 和 Korbit,都主要遵循了 2019 年 2 月 FATF 全体会议上制定的指导方针。

UPbit 在 2019 年 9 月表示已终止了侧重隐私的加密货币的交易,以遵守 FATF 的指南。Korbit 还禁止了 Monero 和其他的匿名加密货币的交易,但 Monero 在 Bithumb 上还有一个韩元交易对。


韩国交易所版图将发生变化


Bithumb 也遇到了问题。据当地报道,由于 BXA 财团对 Bithumb 的收购遇到了障碍,Bithumb 可能会随着其前任联合首席执行官的另一个收购案而经历重组。

ZDNet Korea 报道称,2018 年 10 月,BXA 财团同意以 3.45 亿美元的估值收购 BTC Holding Company(Bithumb)51% 的股份。BXA 财团支付了 3.45 亿美元中的约 1.12 亿美元,并将剩余金额的支付延迟到 9 月 30 日。然而该公司未能在约定的日期之前完成交易。如果 Bithumb 的前联合首席执行官 Kim Jae-wook 完成悬而未决的交易,他的公司 Vidente 将持有 Bithumb 的 32.74% 的股份,并成为最大股东。

这意味着,考虑到 Bithumb 和 UPbit 所经历的一系列意外事件,例如Bithumb 与 BXA Consortium 的收购案被爆陷入困境难以完成以及 UPbit 去年经历的调查,尽管这两家交易所目前依旧占据优势,其他交易所也有机会去争夺韩国加密交易所市场的头把交椅。


韩国可能仍然是一个主要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市场


根据 Coinhills 发布的数据,韩元在比特币对国家货币交易中名列第三,占全球比特币市场的 3.05%。

随着政府努力建立明确的监管框架,在地区政府的支持下,韩国加密货币市场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不断扩大。

釜山,韩国的一座都市,以及济州特别自治道,都为区块链和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公司建立了特别经济区,以发展当地的加密货币产业。

因此,尽管韩国一线交易所的加密货币日交易量出现了明显下降,但在政府的支持下,韩国的加密货币市场仍可能保持其在亚洲市场的核心地位。

交易所总流动资金竟不足加密市场总市值的0.2%?CMC新指标还透露了哪些信息?

市场xcong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5 15:46 • 来自相关话题

“6万枚BTC足以将所有交易所的交易委托订单清零。”



11月12日,加密货币数据网络Coinmarktcap推出一个流动性指标,旨在最终取代成交量数据,成为一个用作交易对以及交易所排名更为客观的参考标准。


CMC的流动性指标到底是啥?


在了解流动性数据前,先来看下CMC的流动性指标的选取标准和计算方法。

小葱文章《告别交易量造假时代 CMC推出流动性指标“制裁”造假交易所》此前指出,

    1.CoinMarketCap的流动性指标覆盖了订单簿上更多的关键变量,如订单价到中间价格的距离、订单的规模以及相关资产的相对流动性。该指标旨在以一种自适应的方式衡量流动性,参考的主要依据包括各个货币对的绝对订单深度,以及订单价与中间价格之间的距离。

    2.计算方法是在24小时内随机对货币对进行排查,最终取一个平均结果。这种计算方式也是考虑到了市场本身的流动性,以及不同交易所因为主要交易者所在时区不同交易习惯存在差异等因素。

    3.CoinMarketCap强调称,不会使用静态的百分比深度来计算流动性,因为不同加密货币之间的绝对流动性本质上是不同的。目前制定出的这套自适应计算方法将使这个新指标很难被欺骗,因为覆盖到的有效订单将需要与市场即时成交价更为接近,否则虚假交易不但不会为流动性指标加分,反而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



新指标下加密市场的总流动资金竟不足5亿美金


cryptoiq指出,在CMC流动性指数页面上列出的54个加密货币交易所(包括大多数主要交易所)中,总计只有大约3.5亿美元的流动资金。如果将其他交易所纳入统计范围,总流动资金可能仅约5亿美元。

这意味着2400亿美元市值的加密货币仅被3.5亿至5亿美金的交易委托(order books)所占据。

换句话说,总流动资金约占加密货币市场总市值(约2400亿美元)的0.2%。

这也表明,大约5万枚比特币足以将任一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所有交易委托订单清零,也意味着抛售1,000至10,000枚比特币就可使市场价格“崩溃”。







交易所交易量和流动资金间的差距


在新的流动性指标性下,交易所的交易量数据显得不那么重要。

如果只按交易所交易量数据排名,币安、火币、OKEx、Coinbase Pro、Bitfinex这些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分别位列第9、13、15、22和26位。(小葱已更新排名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鲜为人知或相对不太知名的交易所的交易量数据排名却遥遥领先。

例如,EXX。根据交易量,EXX的交易量为18亿美元,在交易所交易量数据排行榜中位列第一,但其流动资金却不足24万美元。很显然,EXX上的大部分交易量存在很大“注水”成分,交易活动非常低迷。

此外,LBank、CoinEx、BitZP2PB2B、IDAX、Coineal等交易所的流动资金和交易量也存在很大的差距。






换句话说,EXX、Bibox、ZB、BitMar、P2PB2B、CoinBene、Coineal、FCoin、LBank、BitForex、Exrates、BitZ、CoinEx、BigONE和IDAX等交易所一直在伪造交易所的流动性。

当然,有较高流动性的交易所在交易量数据上存在造假的成分。Bitfinex、Coinbase、Bittrex、Gemini、Poloniex、Bitstamp和HitBTC的交易量/流动资金比率分别为3.1、8、1.5、2、3.6、8.7和7.6。这些交易所的交易量/流动资金比率低于10。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币安、OKEx、火币的在流动资金方面的排名相对靠前,但这些交易所的交易量/流动资金比率可能更高,分别为14.3、65.6和23.2。这表明,尽管这些交易所在流动性方面名列前茅,但交易量数据也存在较高的注水成分。

不过,这些数据对交易员来说或许是一个好消息。交易员可以根据流动性来选择交易所。有10家流动性超过1000万美元的交易所,包括HitBTC、Binance、Huobi、Bitfinex、OKEx、Coinbase Pro、Kraken、Digifinex、Bittrex和MXC。

另一方面,这种新数据似乎否定了有关机构交易员正在进入加密货币领域的说法。如果机构交易员进行1000万美元或者1000枚比特币的交易,币安和HitBTC的交易市场都会经历极大的价格波动,甚至100万美元的交易也可能会给市场带来较大的影响。

至于流动性不足1000万美元的交易所,仅仅100万美元或约100个比特币(BTC)的卖单就会给市场带来极强的波动。 

经统计,目前有2155个比特币钱包地址拥有超过1000枚比特币,如果任何一个钱包出现大量的抛售行为,将足以导致市场崩溃。此外,有15个钱包地址拥有超过1万枚比特币。

无疑,这些数据表明,加密货币市场的这种高度集中性很可能会导致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瞬时崩盘。

不过,考虑到比特币具有11年左右的发展历程,且尚未被巨鲸破坏,因此这种瞬时崩盘的情况不太可能发生,但理论上来说这种情况并非不可能发生。

由于世界上任何巨鲸都可以操控整个加密市场,因此更可能的情况是巨鲸持续操纵市场。 不过,这是双向的,这意味着这种市场操纵可能导致价格下跌和反弹,而且可以解释加密货币市场价格波动较高频率的原因。

下一次加密市场发生较强的价格波动时,分析人士可能会尽力去找到导致价格波动的根本原因,而实际上,这可能仅仅是巨鲸在与市场博弈。 


本文由小葱APP独家编译cryptoiq文章,相关数据已更新。 查看全部
algorithmic-trading.png


“6万枚BTC足以将所有交易所的交易委托订单清零。”




11月12日,加密货币数据网络Coinmarktcap推出一个流动性指标,旨在最终取代成交量数据,成为一个用作交易对以及交易所排名更为客观的参考标准。


CMC的流动性指标到底是啥?


在了解流动性数据前,先来看下CMC的流动性指标的选取标准和计算方法。

小葱文章《告别交易量造假时代 CMC推出流动性指标“制裁”造假交易所》此前指出,


    1.CoinMarketCap的流动性指标覆盖了订单簿上更多的关键变量,如订单价到中间价格的距离、订单的规模以及相关资产的相对流动性。该指标旨在以一种自适应的方式衡量流动性,参考的主要依据包括各个货币对的绝对订单深度,以及订单价与中间价格之间的距离。

    2.计算方法是在24小时内随机对货币对进行排查,最终取一个平均结果。这种计算方式也是考虑到了市场本身的流动性,以及不同交易所因为主要交易者所在时区不同交易习惯存在差异等因素。

    3.CoinMarketCap强调称,不会使用静态的百分比深度来计算流动性,因为不同加密货币之间的绝对流动性本质上是不同的。目前制定出的这套自适应计算方法将使这个新指标很难被欺骗,因为覆盖到的有效订单将需要与市场即时成交价更为接近,否则虚假交易不但不会为流动性指标加分,反而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




新指标下加密市场的总流动资金竟不足5亿美金


cryptoiq指出,在CMC流动性指数页面上列出的54个加密货币交易所(包括大多数主要交易所)中,总计只有大约3.5亿美元的流动资金。如果将其他交易所纳入统计范围,总流动资金可能仅约5亿美元。

这意味着2400亿美元市值的加密货币仅被3.5亿至5亿美金的交易委托(order books)所占据。

换句话说,总流动资金约占加密货币市场总市值(约2400亿美元)的0.2%。

这也表明,大约5万枚比特币足以将任一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所有交易委托订单清零,也意味着抛售1,000至10,000枚比特币就可使市场价格“崩溃”。

0e737fd0-d745-4f0d-9050-497ffc1f11c1.png



交易所交易量和流动资金间的差距


在新的流动性指标性下,交易所的交易量数据显得不那么重要。

如果只按交易所交易量数据排名,币安、火币、OKEx、Coinbase Pro、Bitfinex这些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分别位列第9、13、15、22和26位。(小葱已更新排名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鲜为人知或相对不太知名的交易所的交易量数据排名却遥遥领先。

例如,EXX。根据交易量,EXX的交易量为18亿美元,在交易所交易量数据排行榜中位列第一,但其流动资金却不足24万美元。很显然,EXX上的大部分交易量存在很大“注水”成分,交易活动非常低迷。

此外,LBank、CoinEx、BitZP2PB2B、IDAX、Coineal等交易所的流动资金和交易量也存在很大的差距。

f979418b-da3c-45fc-bf53-870208c2e93b.png


换句话说,EXX、Bibox、ZB、BitMar、P2PB2B、CoinBene、Coineal、FCoin、LBank、BitForex、Exrates、BitZ、CoinEx、BigONE和IDAX等交易所一直在伪造交易所的流动性。

当然,有较高流动性的交易所在交易量数据上存在造假的成分。Bitfinex、Coinbase、Bittrex、Gemini、Poloniex、Bitstamp和HitBTC的交易量/流动资金比率分别为3.1、8、1.5、2、3.6、8.7和7.6。这些交易所的交易量/流动资金比率低于10。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币安、OKEx、火币的在流动资金方面的排名相对靠前,但这些交易所的交易量/流动资金比率可能更高,分别为14.3、65.6和23.2。这表明,尽管这些交易所在流动性方面名列前茅,但交易量数据也存在较高的注水成分。

不过,这些数据对交易员来说或许是一个好消息。交易员可以根据流动性来选择交易所。有10家流动性超过1000万美元的交易所,包括HitBTC、Binance、Huobi、Bitfinex、OKEx、Coinbase Pro、Kraken、Digifinex、Bittrex和MXC。

另一方面,这种新数据似乎否定了有关机构交易员正在进入加密货币领域的说法。如果机构交易员进行1000万美元或者1000枚比特币的交易,币安和HitBTC的交易市场都会经历极大的价格波动,甚至100万美元的交易也可能会给市场带来较大的影响。

至于流动性不足1000万美元的交易所,仅仅100万美元或约100个比特币(BTC)的卖单就会给市场带来极强的波动。 

经统计,目前有2155个比特币钱包地址拥有超过1000枚比特币,如果任何一个钱包出现大量的抛售行为,将足以导致市场崩溃。此外,有15个钱包地址拥有超过1万枚比特币。

无疑,这些数据表明,加密货币市场的这种高度集中性很可能会导致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瞬时崩盘。

不过,考虑到比特币具有11年左右的发展历程,且尚未被巨鲸破坏,因此这种瞬时崩盘的情况不太可能发生,但理论上来说这种情况并非不可能发生。

由于世界上任何巨鲸都可以操控整个加密市场,因此更可能的情况是巨鲸持续操纵市场。 不过,这是双向的,这意味着这种市场操纵可能导致价格下跌和反弹,而且可以解释加密货币市场价格波动较高频率的原因。

下一次加密市场发生较强的价格波动时,分析人士可能会尽力去找到导致价格波动的根本原因,而实际上,这可能仅仅是巨鲸在与市场博弈。 


本文由小葱APP独家编译cryptoiq文章,相关数据已更新。

汇丰联合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发行基于区块链的固定收益证券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4 11:22 • 来自相关话题

据Cointelegraph近日报道,全球银行业巨头汇丰银行将携手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投资公司,联合利用区块链发行固定收益证券。

11月13日,汇丰新加坡宣布,此次试点选在亚洲债券市场,旨在通过代币化证券和智能合约,简化债券发行流程并降低相关成本。

汇丰表示,尽管亚洲固定收益市场持续增长,但债券发行和服务流程仍然效率低下。据称,这是因为在债券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尚未有单一平台可用于多方之间的信息交换和跟踪。

 
智能合约联合试验
 

为此,新试验将利用代币化证券和智能合约(基于区块链的多方执行协议)来促进投资者、债券发行者和托管者间的互动。

新加坡交易所固定收益部门主管Lee Beng Hong指出,汇丰和淡马锡的加入将帮助公司评估智能合约和分布式分类账技术能否解决固定收益发行市场存在的一些问题。汇丰新加坡首席执行官托尼·克里普斯(Tony Cripps)则表示:

    分布式分类账技术不断发展,它能否改善固收市场低效还有待观察。只有通过与市场参与者合作,我们才能充分理解其实际可行性。我们希望凭借与新加坡交易所、淡马锡的合作,探索数字资产是否可成为现实。


据悉,汇丰、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均已在测试区块链技术。

11月11日,淡马锡和新加坡央行推出了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单网多币种支付原型网络,该网络是与摩根大通共同开发的。10月,汇丰银行在马来西亚成功申请了基于区块链的信用证。2018年11月,新加坡交易所与该国货币管理局合作,成功试行了代币化资产结算的区块链试验。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hsbc-sgx-and-temasek-explore-distributed-ledger-tech-in-asian-bond-market/
作者:Helen Partz
编译:ElaineW 查看全部
201911140150214587.jpg


据Cointelegraph近日报道,全球银行业巨头汇丰银行将携手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投资公司,联合利用区块链发行固定收益证券。

11月13日,汇丰新加坡宣布,此次试点选在亚洲债券市场,旨在通过代币化证券和智能合约,简化债券发行流程并降低相关成本。

汇丰表示,尽管亚洲固定收益市场持续增长,但债券发行和服务流程仍然效率低下。据称,这是因为在债券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尚未有单一平台可用于多方之间的信息交换和跟踪。

 
智能合约联合试验
 

为此,新试验将利用代币化证券和智能合约(基于区块链的多方执行协议)来促进投资者、债券发行者和托管者间的互动。

新加坡交易所固定收益部门主管Lee Beng Hong指出,汇丰和淡马锡的加入将帮助公司评估智能合约和分布式分类账技术能否解决固定收益发行市场存在的一些问题。汇丰新加坡首席执行官托尼·克里普斯(Tony Cripps)则表示:


    分布式分类账技术不断发展,它能否改善固收市场低效还有待观察。只有通过与市场参与者合作,我们才能充分理解其实际可行性。我们希望凭借与新加坡交易所、淡马锡的合作,探索数字资产是否可成为现实。



据悉,汇丰、新加坡交易所和淡马锡均已在测试区块链技术。

11月11日,淡马锡和新加坡央行推出了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单网多币种支付原型网络,该网络是与摩根大通共同开发的。10月,汇丰银行在马来西亚成功申请了基于区块链的信用证。2018年11月,新加坡交易所与该国货币管理局合作,成功试行了代币化资产结算的区块链试验。


原文: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hsbc-sgx-and-temasek-explore-distributed-ledger-tech-in-asian-bond-market/
作者:Helen Partz
编译:ElaineW

Usechain公链「烂尾」 转投交易所

项目fengchao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3 16:50 • 来自相关话题

已成红海的交易所赛道,留给Usechain基金会的时间还剩多少?



区块链项目Usechain传出“团队解散”的消息后,创始人曹辉宁通过媒体辟谣,“基金会没有解散,因合作业务未能达到预期,从2019年11月5号起Usechain基金会与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解除合作。”

公开信息显示,深圳优学链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曹辉宁,占股99.5%的他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这么一看,曹辉宁担任创始人的Usechain基金会“炒”掉了他的公司。

Usechain币价缩水,节点空缺,推广停滞,尽管该项目的节点方和私募投资者都表达了对团队运营的不满,但“没有解散”的基金会无暇顾及它发起的这个公链项目,转而将目光瞄向了更重运营、竞争更激烈的交易所赛道。


基金会“炒”掉创始人公司


当一些公链谋划着抓住国内政策利好的“历史机遇”时,Usechain传出了“团队解散”的消息。11月8日晚7时许,一张微信聊天截图传至网络,未显示信源的一方称“曹辉宁在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解散了公司全部员工”。

相比区块链项目Usechain(USE)本身,这两年以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的身份频频露脸于链圈的曹辉宁更知名,他是该项目的创始人。2018年,Usechain启动,宣称要用区块链的方式让“链下真实世界的身份与链上镜像世界的账户相关联”。

“团队解散”的消息传出后,USE币价在短时间内急速下跌,跌幅达40%。

很快,曹辉宁通过媒体辟谣称,Usechain基金会没有解散,“从2019年11月5号起Usechain基金会与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解除合作。”

按他的说法,Usechain只是终止了一个合作。被解除合作关系的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注册时间为2017年9月30日,公开信息显示,这是一家涉及区块链业务的企业,运营内容包括社交媒体、商家促销、广告推广、电子商务等,其中也提到要用区块链“将用户身份、交易数据和信用体系相结合”,做去中心化资源共享生态系统。

有意思的是,在企查查上检索,深圳优学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学链”)的法定代表人正是曹辉宁,他还担任该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占股99.5%,为该公司的实控人;Usechain的联合创始人兼CSO(首席安全官)孙宝红也出现在该公司的核心成员名单中,担任董事,该公司的官网域名也直接用了Usechain。





曹辉宁为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曹辉宁为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


从公开信息看,优学链与Usechain的关系紧密。结合曹辉宁的说法,这是Usechain基金会“炒”了创始人的公司。

该项目超级节点方人员陈宫(化名)透露,优学链只是承担了项目的部分运营工作,这家公司的主要活动由Usechain的COO徐智文负责,项目、团队、基金会都没解散,只是解除了徐智文运营团队的劳务关系。

Usechain早期的公开资料中,徐智文被列在团队信息简介中,担任Usechain运营总监。信息显示,他拥有近10年互联网行业、信息安全领域综合管理和市场经验,曾任北京云江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巧的是,和曹辉宁一样,他也有长江商学院的履历,是该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

曹辉宁对解除合作的原因解释为“合作业务未达预期”。陈宫也认为运营团队确实不到位,“很显然,两年来,项目的推广、社区建设远未达到预期,否则项目不会落入深闺无人识。”


21个超级节点仍空缺11个


2018年年初启动的Usechain赶上了加密货币市场的牛市顶点,采用了RPOW共识算法,设计通过21个超级节点来验证交易。

那时,也正是公链井喷式诞生的前夜。IOST、ONT这些如今还在市场上活跃的公链项目都推出于这一期间,当年6月,EOS主网上线则掀起了另一波Dpos机制的公链狂潮。

与很多赶着风口抓紧上交易所的区块链项目一样,Usechain也在无主网的情况下先发了币,并在2018年8月登陆了二级市场。

从市场反应看,Usechain 的Token USE的市场表现不尽人意。非小号显示,截至11月12日中午,USE的年内跌幅为51.39%,历史最高价为0.017元,最低价为0.002元,上线交易所后3个月是它的交易密集期,进入2019年,10个多月的交易量走势平平。

截至11月12日晚7点,USE报价0.0039元,24小时涨幅为29%,较历史最低点出现了反弹。





USE年度跌幅一度超50%USE年度跌幅一度超50%


作为USE的早期关注者,陈宫不仅仅是投资,还加入了项目的发展,他自己做了一个超级节点。但如他一样愿意支持这个项目的节点却不多。

陈宫说,Usechain的21个超级节点中,还有10多个空缺。从Usechain官网公告可查,目前该项目的超级节点加上预备节点仅有10个。





Usechain官网显示目前仅有10个节点Usechain官网显示目前仅有10个节点


不仅是节点冷落,大部分的对外推广渠道也在几个月停更了,官方电报的中文群几乎无人维护,官方微博在今年7月1日停更,微信公众号也在7月5日未再发文。

烂尾USE的微信群里有160多人,也有人回复。蜂巢财经在群里询问相关“团队解散”问题时,运营人员称“曹教授已辟谣,团队并未解散”。至于其他事宜,对方未作回复。

参与USE私募的早期投资者赵云(化名)曾投入了10多万元,因为信任团队一直拿着,“如今只剩零头了。”

“微信群里也没人做声,反正没音讯了。”赵云对项目不再抱希望,连维权的欲望就没有,“之前有加维权群,后来退群了,就当归零了。”社区不作为,赵云觉得团队拿了钱不做事,“没有监管,他们就乱来。”

无论是对外披露进展,还是对持币用户的维护,Usechain显示出状态如一片死水。


公链路径未完 转向交易所


如果按照官方公布的产品路线图,今年,Usechain第四季度的任务是完成主网原生Token的强制映射,就是将利用以太坊智能合约发行的ERC20代币转化为USE币。之后的路线是“落地应用,内置更多金融功能”。

Usechain的官网上未显示主网登陆口,非小号上提供的区块站网址显示,目前交易所流通的代币依然是基于以太坊发行的ERC20代币,强制映射似乎没有全部完成。

目前,市面上能看到的Usechain应用产品是一个App,功能仅支持转账以及游戏,当初立项时想要实现的“身份信息、电子商务、社交媒介等应用的连接”均没有踪影。





Usechain目前支持游戏、转账等少数应用Usechain目前支持游戏、转账等少数应用


USE目前登陆的交易所仅4家,其中一家名为Taurus EX的交易所为Usechain基金会战略投资。

公链的产品、社区走向了一潭死水,但该项目的区块链布局未止步,曹辉宁担任创始人的Usechain基金会将资金注入了交易所,其战略投资的交易所TaurusEX(金牛交易所)于今年8月上线,产品包括币币交易、合约交易及法币交易等,同时发行了平台币TC。

曹辉宁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投资金牛交易所的初心是区块链金融应用,“金牛把金融衍生品交易、提升交易效率和保护匿名性看做发展核心,战略投资TaurusEX并不是新的方向,是能和Usechain一起,实现区块链的金融交易应用落地。”

这么看来,原先要做身份镜像的Usechain要和TaurusEX紧密相连,连原先的USE社区群命名也改成了TC×USE。

业内周知,相比公链,交易所才是金饭碗。公链的故事因为运营不佳讲不下去之后,更重运营的交易所能否如Usechain所愿?2018年年底的一项数据显示,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数量已超过12000家。今天,CoinmarketCap收录的资产数量仅为4700多个。

已成红海的交易所赛道,留给Usechain基金会的时间还剩多少?


作者:JX kin;编辑:文刀 查看全部
1548948767296853.jpg


已成红海的交易所赛道,留给Usechain基金会的时间还剩多少?




区块链项目Usechain传出“团队解散”的消息后,创始人曹辉宁通过媒体辟谣,“基金会没有解散,因合作业务未能达到预期,从2019年11月5号起Usechain基金会与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解除合作。”

公开信息显示,深圳优学链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曹辉宁,占股99.5%的他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这么一看,曹辉宁担任创始人的Usechain基金会“炒”掉了他的公司。

Usechain币价缩水,节点空缺,推广停滞,尽管该项目的节点方和私募投资者都表达了对团队运营的不满,但“没有解散”的基金会无暇顾及它发起的这个公链项目,转而将目光瞄向了更重运营、竞争更激烈的交易所赛道。


基金会“炒”掉创始人公司


当一些公链谋划着抓住国内政策利好的“历史机遇”时,Usechain传出了“团队解散”的消息。11月8日晚7时许,一张微信聊天截图传至网络,未显示信源的一方称“曹辉宁在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解散了公司全部员工”。

相比区块链项目Usechain(USE)本身,这两年以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的身份频频露脸于链圈的曹辉宁更知名,他是该项目的创始人。2018年,Usechain启动,宣称要用区块链的方式让“链下真实世界的身份与链上镜像世界的账户相关联”。

“团队解散”的消息传出后,USE币价在短时间内急速下跌,跌幅达40%。

很快,曹辉宁通过媒体辟谣称,Usechain基金会没有解散,“从2019年11月5号起Usechain基金会与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解除合作。”

按他的说法,Usechain只是终止了一个合作。被解除合作关系的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注册时间为2017年9月30日,公开信息显示,这是一家涉及区块链业务的企业,运营内容包括社交媒体、商家促销、广告推广、电子商务等,其中也提到要用区块链“将用户身份、交易数据和信用体系相结合”,做去中心化资源共享生态系统。

有意思的是,在企查查上检索,深圳优学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学链”)的法定代表人正是曹辉宁,他还担任该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占股99.5%,为该公司的实控人;Usechain的联合创始人兼CSO(首席安全官)孙宝红也出现在该公司的核心成员名单中,担任董事,该公司的官网域名也直接用了Usechain。

bd4207646a2b64022ee590c7103b2ab3.jpg

曹辉宁为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曹辉宁为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


从公开信息看,优学链与Usechain的关系紧密。结合曹辉宁的说法,这是Usechain基金会“炒”了创始人的公司。

该项目超级节点方人员陈宫(化名)透露,优学链只是承担了项目的部分运营工作,这家公司的主要活动由Usechain的COO徐智文负责,项目、团队、基金会都没解散,只是解除了徐智文运营团队的劳务关系。

Usechain早期的公开资料中,徐智文被列在团队信息简介中,担任Usechain运营总监。信息显示,他拥有近10年互联网行业、信息安全领域综合管理和市场经验,曾任北京云江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巧的是,和曹辉宁一样,他也有长江商学院的履历,是该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

曹辉宁对解除合作的原因解释为“合作业务未达预期”。陈宫也认为运营团队确实不到位,“很显然,两年来,项目的推广、社区建设远未达到预期,否则项目不会落入深闺无人识。”


21个超级节点仍空缺11个


2018年年初启动的Usechain赶上了加密货币市场的牛市顶点,采用了RPOW共识算法,设计通过21个超级节点来验证交易。

那时,也正是公链井喷式诞生的前夜。IOST、ONT这些如今还在市场上活跃的公链项目都推出于这一期间,当年6月,EOS主网上线则掀起了另一波Dpos机制的公链狂潮。

与很多赶着风口抓紧上交易所的区块链项目一样,Usechain也在无主网的情况下先发了币,并在2018年8月登陆了二级市场。

从市场反应看,Usechain 的Token USE的市场表现不尽人意。非小号显示,截至11月12日中午,USE的年内跌幅为51.39%,历史最高价为0.017元,最低价为0.002元,上线交易所后3个月是它的交易密集期,进入2019年,10个多月的交易量走势平平。

截至11月12日晚7点,USE报价0.0039元,24小时涨幅为29%,较历史最低点出现了反弹。

417f32b374b1d68ea8ee58395cefd039.jpg

USE年度跌幅一度超50%USE年度跌幅一度超50%


作为USE的早期关注者,陈宫不仅仅是投资,还加入了项目的发展,他自己做了一个超级节点。但如他一样愿意支持这个项目的节点却不多。

陈宫说,Usechain的21个超级节点中,还有10多个空缺。从Usechain官网公告可查,目前该项目的超级节点加上预备节点仅有10个。

6b2b3626f61cbdf16aca66932fdf601e.jpg

Usechain官网显示目前仅有10个节点Usechain官网显示目前仅有10个节点


不仅是节点冷落,大部分的对外推广渠道也在几个月停更了,官方电报的中文群几乎无人维护,官方微博在今年7月1日停更,微信公众号也在7月5日未再发文。

烂尾USE的微信群里有160多人,也有人回复。蜂巢财经在群里询问相关“团队解散”问题时,运营人员称“曹教授已辟谣,团队并未解散”。至于其他事宜,对方未作回复。

参与USE私募的早期投资者赵云(化名)曾投入了10多万元,因为信任团队一直拿着,“如今只剩零头了。”

“微信群里也没人做声,反正没音讯了。”赵云对项目不再抱希望,连维权的欲望就没有,“之前有加维权群,后来退群了,就当归零了。”社区不作为,赵云觉得团队拿了钱不做事,“没有监管,他们就乱来。”

无论是对外披露进展,还是对持币用户的维护,Usechain显示出状态如一片死水。


公链路径未完 转向交易所


如果按照官方公布的产品路线图,今年,Usechain第四季度的任务是完成主网原生Token的强制映射,就是将利用以太坊智能合约发行的ERC20代币转化为USE币。之后的路线是“落地应用,内置更多金融功能”。

Usechain的官网上未显示主网登陆口,非小号上提供的区块站网址显示,目前交易所流通的代币依然是基于以太坊发行的ERC20代币,强制映射似乎没有全部完成。

目前,市面上能看到的Usechain应用产品是一个App,功能仅支持转账以及游戏,当初立项时想要实现的“身份信息、电子商务、社交媒介等应用的连接”均没有踪影。

f69776dd7654182f881b21eee6a4ee81.jpg

Usechain目前支持游戏、转账等少数应用Usechain目前支持游戏、转账等少数应用


USE目前登陆的交易所仅4家,其中一家名为Taurus EX的交易所为Usechain基金会战略投资。

公链的产品、社区走向了一潭死水,但该项目的区块链布局未止步,曹辉宁担任创始人的Usechain基金会将资金注入了交易所,其战略投资的交易所TaurusEX(金牛交易所)于今年8月上线,产品包括币币交易、合约交易及法币交易等,同时发行了平台币TC。

曹辉宁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投资金牛交易所的初心是区块链金融应用,“金牛把金融衍生品交易、提升交易效率和保护匿名性看做发展核心,战略投资TaurusEX并不是新的方向,是能和Usechain一起,实现区块链的金融交易应用落地。”

这么看来,原先要做身份镜像的Usechain要和TaurusEX紧密相连,连原先的USE社区群命名也改成了TC×USE。

业内周知,相比公链,交易所才是金饭碗。公链的故事因为运营不佳讲不下去之后,更重运营的交易所能否如Usechain所愿?2018年年底的一项数据显示,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数量已超过12000家。今天,CoinmarketCap收录的资产数量仅为4700多个。

已成红海的交易所赛道,留给Usechain基金会的时间还剩多少?


作者:JX kin;编辑:文刀

区块链热潮下币圈乱象:空气币、割韭菜,山寨“交易所”群魔乱舞

市场l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11-11 19:26 • 来自相关话题

10月24日以来,区块链的热度急速升温。

尽管区块链技术≠虚拟币。然而却有不少项目方打着区块链的幌子行发币之事,已有一年多难觅踪影的虚拟币发币宣传再次卷土重来,越来越多新手入局;与此同时,种目繁多的虚拟币交易所开始复燃。

以Biki虚拟货币交易所(以下简称“Biki”)为例,其靠着类似拼多多的模式,狂上线“空气币”和“拉人头”,专注下沉市场,从币圈头部交易所(火币、币安、OKex)手中夺得一杯羹。2018年6月成立至今,Biki已经上线各种虚拟币逾150种,疯狂上币和发币速度让其备受争议。

根据证券时报记者深入了解,Biki的上币项目基本都是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所谓的白皮书更是漏洞百出。在Biki社群交流群里,有不少投资者向记者表示,基本上所有项目都是奔着“割韭菜”去的,Biki交易所与项目方共同围猎投资人,但想着一夜暴富的人太多了。“我们也知道可能被骗,但是就是抱着谁跑得快的心理,说不定能赚一波。”


空气币卷土重来


“今年以来随着比特币价格重新回升,币圈社群又开始活跃,最近发币的项目方越来越多,宣传还是以朋友圈、微信群等社群以及垂直自媒体为主,好像又回到 2017年的盛景,炒币暴富的鸡汤又开始了。”炒币者林先生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

与此同时,近一年来,众多号称可供全球投资者炒币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层出不穷,他们的服务器放置国外,公司注册地也在国外,但投资者却主要集中在国内。比如近来争议不断的Biki。

该交易所总部位于新加坡,前火币联合创始人、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个人投资Biki500万美元并担任联席CEO。自2018年6月成立至今,一年多的时间里发币超过150种。

记者在Biki社群看到,客服人员每天都会发送新的上币项目。10月28日-11月3日这一周的时间里,Biki上线了EVC、TUR、XQC、UNI、EIDOS、IOST、NEO、BTM、ONT等9种虚拟货币,每天至少都有1个新币上线。

而这些新上的虚拟币价格走势非常雷同,开盘即最高点,然后价格一路下跌,中途有投资者在群里发泄不满,认为自己被当韭菜收割的时候,价格会有所上调,然后继续波动向下。

比如10月31日新上线的TUR币(角塔币),上线第二天就跌破发行价。有投资者向记者表示,“TUR私募(币圈私募是一种投资加密货币项目的方式,也是加密货币创始人为筹集资金的一种方式)时的价格4毛一个,于是买进去,上线第二天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收割,11月2日已经跌倒1毛左右。”截至11月10日记者发稿,TUR价格显示为0.00786美元(约人民币5分钱)。“基本上没有价值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归零,没人托底,庄家割了一波就跑了。”该投资者说。






TUR币白皮书显示,Turret(角塔链)是一个利用区块链技术打破全球商业壁垒,实现经济自由化流通的生态公链(所谓公链,即链条上所有节点向公众开放,人人都可以参与其中,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旨在为全球经济自由化流通,搭建一个便捷、高速、高容量、无障碍的金融基础设施,促进全球经济自由流通和快速发展。

但是,如果真的能够促进经济自由流通,为何全球金融机构弃而不用?从商业逻辑来看,白皮书的内容几乎无法自圆其说。






而这只是Biki上币项目乱象的冰山一角,其中还有不少诸如VDS、HDS、KTN等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支撑 “空气币”。

Biki CEO李显冬其朋友圈大肆炫耀的明星项目VDS,总发行量21亿枚,集资额逾13亿人民币。李显冬称其日真实成交量超过2000万人民币。






VDS主要交易手段是用比特币兑换VDS币,从VDS的走势来看,这番兑换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似乎并不划算。






VDS在Biki上线之后经过短暂的猛涨,触及12美元高点后便急速下调。截至11月6日,VDS价格显示为0.7017美元(约人民币4.877元),累计跌幅最高达94%。






VDS在白皮书中是如此介绍自己,VDS所做的是在分布式匿名节点上重建一个全新的、开放性互联网,这将引领我们去往一个前所未有的自由空间,V-Dimension(五次元空间)。其项目理念就是通过财富自由、言论自由、创新自由、网络自由乃至思想自由从而实现整个人类社会的自由。






Biki上线的另一虚拟币HDS币,甚至在项目白皮书中公然写到,“您承认,理解并同意HDS可能没有价值,HDS没有保证或代表价值或流动性,HDS不用于投机性投资”来为自己免责,合共32页的白皮书详细介绍的商业模式却无一款具体的产品。






根据Biki交易所行情软件显示,HDS目前价格基本归为零,为0.0001美元,价格走势同样是上线初期拉升一波后,就再无支撑,自由落体。






不止是新秀交易所Biki上币速度令人咂舌,头部虚拟币交易所火币全球的新币上线也有所提速。虽不如Biki,但也能做到平均2-3天上线一种新币。






以太坊社区中国成员、CoinWord共创发起人符德坤向记者表示,打着区块链幌子发行代币的骗局,跟区块链技术没有关系。事实上,目前真正的区块链项目本来就少,假借区块链项目的发币骗局对行业发展影响非常大,应该对其进行整顿。

大成律师事务所朱宝律师向记者表示,在国内,所有发币行为其实都属于违规。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的“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资本进入,虚拟币交易所再次活跃


2017年9月4日,一行三会,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七部委联合出手叫停ICO融资。此后,国内ICO一度销声匿迹,几大交易所纷纷将服务器转至海外,云币网、聚币网等平台关闭。

随着比特币行情回暖,沉寂已久的币圈今年以来明显活跃。资本方携带资金涌入虚拟货币交易所。比如今年3月份,杜均通过节点资本投资Biki交易所约500万美元,杜均表示,今年第二季度Biki收入超过1亿美元,节点资本账面回报超过100倍,投资虚拟币交易所的回报可想而知。

今年9月份,杜均又投资了3家交易所,其在朋友圈表示,A平台的交易模式很奇葩,上线1个月,每天15万美元的手续费,B平台上线3个月,目前社区合伙人300人,本月收入250万,C平台主要走合规路线,拿了东南亚某佛系国家的牌照,含金量还不低。10月份,杜均朋友圈发布消息称,又投资了一个新兴交易平台BBKX.COM。






此外另一家知名度较高的币市(BISS)交易所也获得大都会资本、真格基金、经纬中国、策源创投、涅槃资本、Alphacoin Fund等多家机构数千万战略投资。

有投资人表示,这一波通过投资交易所就能够赚快钱。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BIki交易所一个项目的上币费为15个比特币,按照11月6日比特币价格9425美元计算,一个项目上币费就接近100万。以Biki目前一日一币的上线速度,单收项目方费用一个月就可达3000万元。有些项目方就是冲着Biki的活跃社群和用户去的,认为上线之后能够收割一波。因此心甘情愿支付100万的上币费,最后却发现Biki交易所可能流量造假,收割用户不成,反被交易所收割。

Biki交易所CEO李显冬此前在朋友圈表示,Biki注册用户200万,日活跃用户13万,上线项目超150个, 5月份日交易金额就已经超过1亿美元。

据非小号APP显示,目前面向国内投资者的虚拟货币交易所有491家,但据某家海外交易所联合创始人向记者透露,实际虚拟货币交易所可能高达上万家。为躲避监管,这些虚拟货币交易所都选择将服务器转至海外,美名其曰全球虚拟货币交易所,但主要用户依然聚焦于国内投资者。

一位从某头部虚拟货币交易所离职的员工向记者表示,无论是币圈创业者还是机构,都挤破头想开交易所,主要基于以下几个原因:1、交易所处在币圈的核心位置,上可以问项目方收费,下可以向炒币者收手续费,左右可以做钱包、矿池、资本,属于币圈的顶层收割机;2、虚拟币交易所盈利模式是可以被证明的,用很小的团队撬开很大的资金量,从今年各类交易所层出不穷就可知道这个项目的受青睐程度;3、、虚拟交易所还能满足特定的需求,比如洗钱,承接项目筹集资金,但风险很大。不过,他也向记者表示,虚拟币交易所竞争异常激烈,流量基本被币安、火币、OKex把控,想从头部已有份额中夺得一杯羹并不容易。

李显冬也曾对外公开表达过相同意见,他认为整个行业处在非主流和主流共识的拐点上,而虚拟货币交易所是整个行业的基础设施和金融中心,是兵家必争之地,虚拟币交易所越大就越有话语权。

而Biki交易所之所以能被杜均看中,主要在于其社群用户以及社群营销。拼多多专注下沉市场获取用户的路子让李显冬看到了希望,李显冬将获客的目标投向了三四五线城市,并设立好激励的规则,比如每一个给Biki带来资源、新用户、新项目的人,都能获得Biki的奖励,也即“拉人头”。

11月10日,Biki社群志愿者发布了一张“Biki双十一狂欢节”的海报,旨在拉新人进群,其中赫然写到燃烧Biki,暴富100倍,分享海报到朋友圈,瓜分3000USDT等值THP、IFACE代币,矿池持仓7天VOL,20%年化收益。






而更为的夸张的是,有一些社群的志愿者在群里表示,“我已经做好了梭哈Biki的准备,本次梭哈将获得蚂蚁金服,腾讯,京东,美团,百度,360,新浪的战略投资。”以此来号召群员在Biki加大资金投入。

有志愿者向记者表示,通过“拉人头”方式,Biki迅速建立了100多个微信群,并且在群里分发每日即将上线的新币,让炒币者关注,然后通过“喊单员”(即币涨起来的时候在群里说信仰,跌下来的时候大声喊赶紧跑,被业内人戏称“韭菜催化剂”)对投资者进行心理干预。这种拉人、建群、喊单,推荐新币的模式像极了传销。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深入潜伏在Biki多个微信群里,发现其微信群成员,有不少僵尸粉,比如一个群里叫“放肆”的有几十个,叫“小可爱”的多达13个,叫“李晓琪”的有10个以上,且经常有人投放色情广告,微信群质量堪忧。


虚拟币交易平台暗藏巨大风险


据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Biki目前团队30多人,多为公关、运营和商务团队,技术团队全部外包,ChainUP(链上科技)为Biki的主要技术提供方。在团队人员只有30人左右情况下,一天一币的上新速度,Biki是否认真审核项目方的资质令人质疑。

如前所述,Biki交易所的上币项目多为无项目落地,无技术支撑,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

面对Biki上线类似VDS、HDS这种颇具争议的山寨币,李显冬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活下去才是王道,应该要包容创新。

对于Biki平台上的那些山寨币,9月20日,Biki联席CEO杜均在朋友圈公开表示,币安最早也是靠山寨币起家,3个月上线超过100个项目,这些项目原来都是聚币网、云币网等交易所的用户,由于2017年9月4日受到政策影响被关后,无处可去都去了币安,故事都是有轮回。






在Biki社群里,当记者问及如何才能在Biki交易所发币,要符合哪些资质时,有一位同样是做交易所的商务经理向记者表示,“资质都是虚的,如果你要上币,可以跟我合作,我们是新加坡BitSG交易平台,花钱就能上。”

上述商务经理继续称,一般要想在平台上币需要有一个商业逻辑搭建,即参考现有业务模式,分析企业优势和行业痛点,然后将其与区块链技术结合,设计一个能解决行业痛点的孵化方案;其次,撰写白皮书,有专门的模板;第三就是代币设计,发行多少由项目方决定;第四,品牌设计加上市场推广,通过区块链垂直自媒体进行轰炸式报道,社群对接,进行病毒式营销;第五,私募(基石轮),借助前期预热,通过线下路演,向已经确定的私募投资方根据代币分配方案进行基石轮融资,然后在通过社群代投方式向公众融资;最后根据项目方需求推荐交易所上币交易,实现币值流通,甚至还有专业的币值管理,也就是币圈所说的坐庄。

不仅是上币质量堪忧,虚拟货币交易所全部都涉及到场外交易(OTC),即炒币者先在场外用人民币购买USDT(稳定币,可以和美元进行1:1兑换),然后再利用USDT去购买虚拟币。






符德坤向记者表示,虚拟货币交易所之所以推出OTC功能,就是为了绕开监管,吸引投资者入场,但这样的交易会导致监管难度加大,同样还涉及到洗黑钱。场外交易用户更容易脱离平台私下交易,导致资金流向难以追踪,这种潜在风险不容忽视。绝大多数交易所是目前币圈乱象的根源和毒瘤,是重灾区,应该重点监管。


打着区块链幌子的币圈乱象亟需监管


11月4日,一家号称“炒币神器”的BISS币市交易所(简称“”BISS)在网站发布公告称,“目前BISS部分业务负责人正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工作,调查结束后,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恢复正常业务。”

据业内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BISS运营公司名为北京速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速子科技”),其实际控制人及高管、部分员工在10月30日被警方带走调查,目前被调查原因主要是涉嫌诈骗以及洗钱。

与大多数虚拟币交易所业务模式一样,BISS同样依靠上币费,交易手续费,发行平台币实现盈利。此外,BISS还涉及到炒股交易,根据BISS网站介绍,其开通了币股交易,即用户可通过法币兑换USDT完成充值,从而在平台上来购买美股,相当于利用USDT国际流通的特性购买国际股票,却绕开了外汇管制。






大成律师事务所朱宝律师向记者表示,币市的币股交易本身就属于违法,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构成非法经营罪,其次,我国对外汇实行强制管理制度,即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我国境内从事外汇买卖,结汇业务,必须获得国家外汇管理部门的许可并在指定场所进行,而币股交易模式已经触及了外汇管制这条底线,涉嫌变相实现用人民币不限额的兑换美元。

朱宝向记者表示,除了BISS被立案调查以外,其他在运营的虚拟币交易平台也可能涉嫌违规经营,随着监管方的清理整顿,虚拟货币交易所行业也将面临严监管。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滨江学院企业教授、中国自动化学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委员刘峰认为,当前虚拟货币交易所门槛很低,仅需一个交易所源码,注册服务器部署,然后买个域名即可,这种交易所实质上只能算是一个网站,而这种非法网站数量可能达上万家。

“当前市场对区块链技术有所误解,片面地与比特币、虚拟币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上,哪怕是央行所说的数字货币也不等于虚拟货币,而是一种有国家背书的电子货币,简单说,是人民币纸钞的数字化,需要独特的数字钱包来存储央行数字。”火讯财经创始人龙典向记者表示。

近期《人民日报》刊文指出,区块链创新不等于炒作数字货币,应防止利用区块链炒作空气币,由此可见,官方态度非常明确。

对于炒币、发币行为,香港证监会态度同样明确。11月6日,香港证监会发布公告表示,在香港任何交易平台或人士若在未获得牌照或认可的情况下发售虚拟资产期货合约或为虚拟资产期货合约提供交易服务,均可能违反《证券及期货条例》。证监会也不会就经营有关虚拟货币的交易批出牌照或认可,即在香港设立虚拟交易所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一经定罪,将会受到刑事制裁。

值得一提的是,区块链技术目前最大的落地应用场景依然是比特币,符德坤认为,区块链技术发展至今已有10年之久,但是在应用场景的落地上相对薄弱,主要原因在于监管滞后,投机盛行,以及产业环境不成熟,传统产业跟不上都是区块链技术发展面临的瓶颈,但区块链技术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等特性将为实体经济带来生产关系上的实质变革。

关于如何对区块链进行监管,避免其成为下一个P2P,熵链科技创始人陈意斌向记者表示,目前监管存在的问题主要是监管主体责任未明确,比如具体由哪个部门来对区块链进行监管,因为区块链涉及到多个领域的应用,所以监管主体责任不明确,地方部门很难开展监管工作。短期内,政府应该会更多正向引导区块链技术创新与应用发展,对于区块链行业的各种乱象,政府也会很重视,只是何时像整顿P2P一样还未有明确时间表。

国研智库创新科学园副总经理高宏认为,在区块链监管方面,管理缺失和过度监管都会影响其创新发展,因此沙河监管应该是行之有效的,即重点示范,开展政府管理试点,围绕核心企业或核心应用场景开展企业或行业级试点。

赛迪区块链研究院院长刘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应该积极探索和制定区块链技术及应用的行业管理办法和安全监督机制体系,加强对敏感行业应用的监督与管理,比如针对数字货币中数字身份管理,数字资产存储与兑换法则,经营牌照,业务范围,信息披露,跨境资本管理等内容,加快相关法律和监管政策制定。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李想 查看全部
bubble.jpg


10月24日以来,区块链的热度急速升温。

尽管区块链技术≠虚拟币。然而却有不少项目方打着区块链的幌子行发币之事,已有一年多难觅踪影的虚拟币发币宣传再次卷土重来,越来越多新手入局;与此同时,种目繁多的虚拟币交易所开始复燃。

以Biki虚拟货币交易所(以下简称“Biki”)为例,其靠着类似拼多多的模式,狂上线“空气币”和“拉人头”,专注下沉市场,从币圈头部交易所(火币、币安、OKex)手中夺得一杯羹。2018年6月成立至今,Biki已经上线各种虚拟币逾150种,疯狂上币和发币速度让其备受争议。

根据证券时报记者深入了解,Biki的上币项目基本都是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所谓的白皮书更是漏洞百出。在Biki社群交流群里,有不少投资者向记者表示,基本上所有项目都是奔着“割韭菜”去的,Biki交易所与项目方共同围猎投资人,但想着一夜暴富的人太多了。“我们也知道可能被骗,但是就是抱着谁跑得快的心理,说不定能赚一波。”


空气币卷土重来


“今年以来随着比特币价格重新回升,币圈社群又开始活跃,最近发币的项目方越来越多,宣传还是以朋友圈、微信群等社群以及垂直自媒体为主,好像又回到 2017年的盛景,炒币暴富的鸡汤又开始了。”炒币者林先生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

与此同时,近一年来,众多号称可供全球投资者炒币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层出不穷,他们的服务器放置国外,公司注册地也在国外,但投资者却主要集中在国内。比如近来争议不断的Biki。

该交易所总部位于新加坡,前火币联合创始人、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个人投资Biki500万美元并担任联席CEO。自2018年6月成立至今,一年多的时间里发币超过150种。

记者在Biki社群看到,客服人员每天都会发送新的上币项目。10月28日-11月3日这一周的时间里,Biki上线了EVC、TUR、XQC、UNI、EIDOS、IOST、NEO、BTM、ONT等9种虚拟货币,每天至少都有1个新币上线。

而这些新上的虚拟币价格走势非常雷同,开盘即最高点,然后价格一路下跌,中途有投资者在群里发泄不满,认为自己被当韭菜收割的时候,价格会有所上调,然后继续波动向下。

比如10月31日新上线的TUR币(角塔币),上线第二天就跌破发行价。有投资者向记者表示,“TUR私募(币圈私募是一种投资加密货币项目的方式,也是加密货币创始人为筹集资金的一种方式)时的价格4毛一个,于是买进去,上线第二天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收割,11月2日已经跌倒1毛左右。”截至11月10日记者发稿,TUR价格显示为0.00786美元(约人民币5分钱)。“基本上没有价值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归零,没人托底,庄家割了一波就跑了。”该投资者说。

biki1.jpg


TUR币白皮书显示,Turret(角塔链)是一个利用区块链技术打破全球商业壁垒,实现经济自由化流通的生态公链(所谓公链,即链条上所有节点向公众开放,人人都可以参与其中,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旨在为全球经济自由化流通,搭建一个便捷、高速、高容量、无障碍的金融基础设施,促进全球经济自由流通和快速发展。

但是,如果真的能够促进经济自由流通,为何全球金融机构弃而不用?从商业逻辑来看,白皮书的内容几乎无法自圆其说。

biki2.jpg


而这只是Biki上币项目乱象的冰山一角,其中还有不少诸如VDS、HDS、KTN等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支撑 “空气币”。

Biki CEO李显冬其朋友圈大肆炫耀的明星项目VDS,总发行量21亿枚,集资额逾13亿人民币。李显冬称其日真实成交量超过2000万人民币。

biki3.jpg


VDS主要交易手段是用比特币兑换VDS币,从VDS的走势来看,这番兑换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似乎并不划算。

biki4.jpg


VDS在Biki上线之后经过短暂的猛涨,触及12美元高点后便急速下调。截至11月6日,VDS价格显示为0.7017美元(约人民币4.877元),累计跌幅最高达94%。

biki5.jpg


VDS在白皮书中是如此介绍自己,VDS所做的是在分布式匿名节点上重建一个全新的、开放性互联网,这将引领我们去往一个前所未有的自由空间,V-Dimension(五次元空间)。其项目理念就是通过财富自由、言论自由、创新自由、网络自由乃至思想自由从而实现整个人类社会的自由。

biki6.jpg


Biki上线的另一虚拟币HDS币,甚至在项目白皮书中公然写到,“您承认,理解并同意HDS可能没有价值,HDS没有保证或代表价值或流动性,HDS不用于投机性投资”来为自己免责,合共32页的白皮书详细介绍的商业模式却无一款具体的产品。

biki7.jpg


根据Biki交易所行情软件显示,HDS目前价格基本归为零,为0.0001美元,价格走势同样是上线初期拉升一波后,就再无支撑,自由落体。

biki8.png


不止是新秀交易所Biki上币速度令人咂舌,头部虚拟币交易所火币全球的新币上线也有所提速。虽不如Biki,但也能做到平均2-3天上线一种新币。

biki9.png


以太坊社区中国成员、CoinWord共创发起人符德坤向记者表示,打着区块链幌子发行代币的骗局,跟区块链技术没有关系。事实上,目前真正的区块链项目本来就少,假借区块链项目的发币骗局对行业发展影响非常大,应该对其进行整顿。

大成律师事务所朱宝律师向记者表示,在国内,所有发币行为其实都属于违规。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的“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资本进入,虚拟币交易所再次活跃


2017年9月4日,一行三会,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七部委联合出手叫停ICO融资。此后,国内ICO一度销声匿迹,几大交易所纷纷将服务器转至海外,云币网、聚币网等平台关闭。

随着比特币行情回暖,沉寂已久的币圈今年以来明显活跃。资本方携带资金涌入虚拟货币交易所。比如今年3月份,杜均通过节点资本投资Biki交易所约500万美元,杜均表示,今年第二季度Biki收入超过1亿美元,节点资本账面回报超过100倍,投资虚拟币交易所的回报可想而知。

今年9月份,杜均又投资了3家交易所,其在朋友圈表示,A平台的交易模式很奇葩,上线1个月,每天15万美元的手续费,B平台上线3个月,目前社区合伙人300人,本月收入250万,C平台主要走合规路线,拿了东南亚某佛系国家的牌照,含金量还不低。10月份,杜均朋友圈发布消息称,又投资了一个新兴交易平台BBKX.COM。

biki10.jpg


此外另一家知名度较高的币市(BISS)交易所也获得大都会资本、真格基金、经纬中国、策源创投、涅槃资本、Alphacoin Fund等多家机构数千万战略投资。

有投资人表示,这一波通过投资交易所就能够赚快钱。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BIki交易所一个项目的上币费为15个比特币,按照11月6日比特币价格9425美元计算,一个项目上币费就接近100万。以Biki目前一日一币的上线速度,单收项目方费用一个月就可达3000万元。有些项目方就是冲着Biki的活跃社群和用户去的,认为上线之后能够收割一波。因此心甘情愿支付100万的上币费,最后却发现Biki交易所可能流量造假,收割用户不成,反被交易所收割。

Biki交易所CEO李显冬此前在朋友圈表示,Biki注册用户200万,日活跃用户13万,上线项目超150个, 5月份日交易金额就已经超过1亿美元。

据非小号APP显示,目前面向国内投资者的虚拟货币交易所有491家,但据某家海外交易所联合创始人向记者透露,实际虚拟货币交易所可能高达上万家。为躲避监管,这些虚拟货币交易所都选择将服务器转至海外,美名其曰全球虚拟货币交易所,但主要用户依然聚焦于国内投资者。

一位从某头部虚拟货币交易所离职的员工向记者表示,无论是币圈创业者还是机构,都挤破头想开交易所,主要基于以下几个原因:1、交易所处在币圈的核心位置,上可以问项目方收费,下可以向炒币者收手续费,左右可以做钱包、矿池、资本,属于币圈的顶层收割机;2、虚拟币交易所盈利模式是可以被证明的,用很小的团队撬开很大的资金量,从今年各类交易所层出不穷就可知道这个项目的受青睐程度;3、、虚拟交易所还能满足特定的需求,比如洗钱,承接项目筹集资金,但风险很大。不过,他也向记者表示,虚拟币交易所竞争异常激烈,流量基本被币安、火币、OKex把控,想从头部已有份额中夺得一杯羹并不容易。

李显冬也曾对外公开表达过相同意见,他认为整个行业处在非主流和主流共识的拐点上,而虚拟货币交易所是整个行业的基础设施和金融中心,是兵家必争之地,虚拟币交易所越大就越有话语权。

而Biki交易所之所以能被杜均看中,主要在于其社群用户以及社群营销。拼多多专注下沉市场获取用户的路子让李显冬看到了希望,李显冬将获客的目标投向了三四五线城市,并设立好激励的规则,比如每一个给Biki带来资源、新用户、新项目的人,都能获得Biki的奖励,也即“拉人头”。

11月10日,Biki社群志愿者发布了一张“Biki双十一狂欢节”的海报,旨在拉新人进群,其中赫然写到燃烧Biki,暴富100倍,分享海报到朋友圈,瓜分3000USDT等值THP、IFACE代币,矿池持仓7天VOL,20%年化收益。

biki11.jpg


而更为的夸张的是,有一些社群的志愿者在群里表示,“我已经做好了梭哈Biki的准备,本次梭哈将获得蚂蚁金服,腾讯,京东,美团,百度,360,新浪的战略投资。”以此来号召群员在Biki加大资金投入。

有志愿者向记者表示,通过“拉人头”方式,Biki迅速建立了100多个微信群,并且在群里分发每日即将上线的新币,让炒币者关注,然后通过“喊单员”(即币涨起来的时候在群里说信仰,跌下来的时候大声喊赶紧跑,被业内人戏称“韭菜催化剂”)对投资者进行心理干预。这种拉人、建群、喊单,推荐新币的模式像极了传销。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深入潜伏在Biki多个微信群里,发现其微信群成员,有不少僵尸粉,比如一个群里叫“放肆”的有几十个,叫“小可爱”的多达13个,叫“李晓琪”的有10个以上,且经常有人投放色情广告,微信群质量堪忧。


虚拟币交易平台暗藏巨大风险


据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Biki目前团队30多人,多为公关、运营和商务团队,技术团队全部外包,ChainUP(链上科技)为Biki的主要技术提供方。在团队人员只有30人左右情况下,一天一币的上新速度,Biki是否认真审核项目方的资质令人质疑。

如前所述,Biki交易所的上币项目多为无项目落地,无技术支撑,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

面对Biki上线类似VDS、HDS这种颇具争议的山寨币,李显冬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活下去才是王道,应该要包容创新。

对于Biki平台上的那些山寨币,9月20日,Biki联席CEO杜均在朋友圈公开表示,币安最早也是靠山寨币起家,3个月上线超过100个项目,这些项目原来都是聚币网、云币网等交易所的用户,由于2017年9月4日受到政策影响被关后,无处可去都去了币安,故事都是有轮回。

biki12.jpg


在Biki社群里,当记者问及如何才能在Biki交易所发币,要符合哪些资质时,有一位同样是做交易所的商务经理向记者表示,“资质都是虚的,如果你要上币,可以跟我合作,我们是新加坡BitSG交易平台,花钱就能上。”

上述商务经理继续称,一般要想在平台上币需要有一个商业逻辑搭建,即参考现有业务模式,分析企业优势和行业痛点,然后将其与区块链技术结合,设计一个能解决行业痛点的孵化方案;其次,撰写白皮书,有专门的模板;第三就是代币设计,发行多少由项目方决定;第四,品牌设计加上市场推广,通过区块链垂直自媒体进行轰炸式报道,社群对接,进行病毒式营销;第五,私募(基石轮),借助前期预热,通过线下路演,向已经确定的私募投资方根据代币分配方案进行基石轮融资,然后在通过社群代投方式向公众融资;最后根据项目方需求推荐交易所上币交易,实现币值流通,甚至还有专业的币值管理,也就是币圈所说的坐庄。

不仅是上币质量堪忧,虚拟货币交易所全部都涉及到场外交易(OTC),即炒币者先在场外用人民币购买USDT(稳定币,可以和美元进行1:1兑换),然后再利用USDT去购买虚拟币。

biki13.png


符德坤向记者表示,虚拟货币交易所之所以推出OTC功能,就是为了绕开监管,吸引投资者入场,但这样的交易会导致监管难度加大,同样还涉及到洗黑钱。场外交易用户更容易脱离平台私下交易,导致资金流向难以追踪,这种潜在风险不容忽视。绝大多数交易所是目前币圈乱象的根源和毒瘤,是重灾区,应该重点监管。


打着区块链幌子的币圈乱象亟需监管


11月4日,一家号称“炒币神器”的BISS币市交易所(简称“”BISS)在网站发布公告称,“目前BISS部分业务负责人正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工作,调查结束后,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恢复正常业务。”

据业内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BISS运营公司名为北京速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速子科技”),其实际控制人及高管、部分员工在10月30日被警方带走调查,目前被调查原因主要是涉嫌诈骗以及洗钱。

与大多数虚拟币交易所业务模式一样,BISS同样依靠上币费,交易手续费,发行平台币实现盈利。此外,BISS还涉及到炒股交易,根据BISS网站介绍,其开通了币股交易,即用户可通过法币兑换USDT完成充值,从而在平台上来购买美股,相当于利用USDT国际流通的特性购买国际股票,却绕开了外汇管制。

biki14.jpg


大成律师事务所朱宝律师向记者表示,币市的币股交易本身就属于违法,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构成非法经营罪,其次,我国对外汇实行强制管理制度,即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我国境内从事外汇买卖,结汇业务,必须获得国家外汇管理部门的许可并在指定场所进行,而币股交易模式已经触及了外汇管制这条底线,涉嫌变相实现用人民币不限额的兑换美元。

朱宝向记者表示,除了BISS被立案调查以外,其他在运营的虚拟币交易平台也可能涉嫌违规经营,随着监管方的清理整顿,虚拟货币交易所行业也将面临严监管。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滨江学院企业教授、中国自动化学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委员刘峰认为,当前虚拟货币交易所门槛很低,仅需一个交易所源码,注册服务器部署,然后买个域名即可,这种交易所实质上只能算是一个网站,而这种非法网站数量可能达上万家。

“当前市场对区块链技术有所误解,片面地与比特币、虚拟币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上,哪怕是央行所说的数字货币也不等于虚拟货币,而是一种有国家背书的电子货币,简单说,是人民币纸钞的数字化,需要独特的数字钱包来存储央行数字。”火讯财经创始人龙典向记者表示。

近期《人民日报》刊文指出,区块链创新不等于炒作数字货币,应防止利用区块链炒作空气币,由此可见,官方态度非常明确。

对于炒币、发币行为,香港证监会态度同样明确。11月6日,香港证监会发布公告表示,在香港任何交易平台或人士若在未获得牌照或认可的情况下发售虚拟资产期货合约或为虚拟资产期货合约提供交易服务,均可能违反《证券及期货条例》。证监会也不会就经营有关虚拟货币的交易批出牌照或认可,即在香港设立虚拟交易所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一经定罪,将会受到刑事制裁。

值得一提的是,区块链技术目前最大的落地应用场景依然是比特币,符德坤认为,区块链技术发展至今已有10年之久,但是在应用场景的落地上相对薄弱,主要原因在于监管滞后,投机盛行,以及产业环境不成熟,传统产业跟不上都是区块链技术发展面临的瓶颈,但区块链技术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等特性将为实体经济带来生产关系上的实质变革。

关于如何对区块链进行监管,避免其成为下一个P2P,熵链科技创始人陈意斌向记者表示,目前监管存在的问题主要是监管主体责任未明确,比如具体由哪个部门来对区块链进行监管,因为区块链涉及到多个领域的应用,所以监管主体责任不明确,地方部门很难开展监管工作。短期内,政府应该会更多正向引导区块链技术创新与应用发展,对于区块链行业的各种乱象,政府也会很重视,只是何时像整顿P2P一样还未有明确时间表。

国研智库创新科学园副总经理高宏认为,在区块链监管方面,管理缺失和过度监管都会影响其创新发展,因此沙河监管应该是行之有效的,即重点示范,开展政府管理试点,围绕核心企业或核心应用场景开展企业或行业级试点。

赛迪区块链研究院院长刘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应该积极探索和制定区块链技术及应用的行业管理办法和安全监督机制体系,加强对敏感行业应用的监督与管理,比如针对数字货币中数字身份管理,数字资产存储与兑换法则,经营牌照,业务范围,信息披露,跨境资本管理等内容,加快相关法律和监管政策制定。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李想

Multicoin:BNB 依然被低估,币安正在成为全球开放金融体系的核心

观点blockbeats 发表了文章 • 2019-11-08 17:27 • 来自相关话题

披露:Multicoin 已经制定、维护和执行相关的书面政策和程序,以识别和管理文章与投资活动有关的利益冲突。Multicoin Capital 拥有 BNB 代币。Multicoin Capital 对本报告中所列资产在公开发布后 3 天内(「无交易期」)遵守「无交易政策」。



今年早些时候,我们发表了一篇关于币安和币安币 (Binance Coin, $BNB) 的分析,这是我们几个月研究和努力的成果。从那以后,我们一直密切关注着这家公司如何以惊人的速度持续增长。对于只是蜻蜓点水般偶尔关心币安进展的观察人士,可以通过 Reid Hoffman 在《闪电式扩张》(Blitzscaling) 中的这段话来解释币安的快速增长:

「当一个市场面临着争夺时,风险并非无效——风险在于只看到了安全。如果你领先了,效率不是那么重要;如果你落后了,效率就完全无关紧要。多年来,许多人一直批评亚马逊在没有持续盈利的情况下消耗资本的战略,但亚马逊可能很满意,因为它的「低效」帮助它赢得了几个关键市场——在线零售、电子书和云计算等等。

当你进行闪电式扩张时,即使你的信心水平远低于 100%,你也会有意识地做出决定并全力以赴。你接受做出错误决定的风险,并愿意为运营效率显著低下付出代价,以此换取更快行动的能力。这些风险和代价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动作过于缓慢带来的风险和代价尤甚。」

Reid Hoffman,领英 (Linkedin) 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闪电式扩张》(pp24-25)。

在区块链行业中,币安的执行力度比其他任何公司都要大。举一例证明:仅在第三季度,币安就迅速推出了 12 个重要产品/项目,超过了所有其他「10 大」交易所(Coinbase、Kraken、Bitfinex、Poloniex、Bittrex、Gemini、Bitstamp、itBit 和 bitFlyer)的总和。

虽然这些产品和项目本身都很重要,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将视野放远,把它们整合在一起。而币安正在战略性地构建某种比加密货币交易所要广大得多的东西:他们正在构建金融的未来。我们认为,市场尚未完全理解这一战略的目标。币安不再仅仅是一家交易所,而且它也将不仅仅是一家公司。

币安正在勉力成为全球开放金融体系的核心。从历史上看,币安只是一个加密货币现货交易所,而它现在它在一个生态系统中提供期货、保证金、贷款和期权产品——并且还将继续发展,提供许多目前由传统金融系统提供的产品。虽然币安提供的产品的广度已经达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但它们才刚刚开始。

这种策略已经成功地催生出其他实体无法比拟的、新颖而独特的交叉销售能力。例如,币安将允许交易人员利用他们在币安账户上的余额来维持跨期货、期权和保证金交易的担保要求。除此之外,币安现在会自动代用户将资产质押,并将收益分配给他们。这鼓励用户将资产托管在币安上,并解锁了快速交易这些资产的能力,而无需将其解质押并汇入某个交易所。这推动了币安交易所上更多的流动性和更多的资产托管,这反过来又驱动了更大的网络效应。

通过结合质押、交叉保证金、自己的基于区块链的 DEX 和一个原生生态系统代币,币安正在创造以前从未曾有过的新型网络效应。

Kyle 最近在《交易所即开放金融》一文中探索了交易所即将推出的一些未来的开放金融产品。正如他在那篇文章中提到的(如果你还没有读过,请先阅读那篇),我们有理由期待币安提供附息存款账户、支付渠道(包括信用卡/借记卡)以及传统银行系统提供的其他服务。

互联网和现代消费者行为正在推动金融服务业的重新整合。从这个角度看,币安实际上是在与诸如 Betterment 这样的智能投资顾问、TransferWise 这样的汇款公司以及诸如 Robinhood 这样的证券公司竞争,力图成为未来的新银行。甚至像优步 (Uber) 这样的公司也加入了竞争。

这些新银行将利用它们在狭窄的金融服务中赢得的信誉,向作为传统银行核心业务的高利润服务领域扩张,比如存款账户和支付解决方案。

由于金融服务的强劲规模回报,我们预计未来最大的新银行将被设计为服务于尽可能广泛的市场。能够在抗审查的支付轨道上开展国际业务,这极大地扩展了币安的市场,使其相对于其他新银行拥有巨大的竞争优势。

币安所从事的,不仅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市场的闪电战,也是整个全球新银行市场的闪电战。

在我们关于币安的后续报告中,我们探讨了该公司在加密市场的主导地位,以及他们如何扩展他们的产品。我们还讨论了 BNB 的价值捕获、加密交易所的竞争格局,以及为什么我们认为 BNB 在当前价格上被严重低估。 查看全部
binance-bnb-price.jpg


披露:Multicoin 已经制定、维护和执行相关的书面政策和程序,以识别和管理文章与投资活动有关的利益冲突。Multicoin Capital 拥有 BNB 代币。Multicoin Capital 对本报告中所列资产在公开发布后 3 天内(「无交易期」)遵守「无交易政策」。




今年早些时候,我们发表了一篇关于币安和币安币 (Binance Coin, $BNB) 的分析,这是我们几个月研究和努力的成果。从那以后,我们一直密切关注着这家公司如何以惊人的速度持续增长。对于只是蜻蜓点水般偶尔关心币安进展的观察人士,可以通过 Reid Hoffman 在《闪电式扩张》(Blitzscaling) 中的这段话来解释币安的快速增长:

「当一个市场面临着争夺时,风险并非无效——风险在于只看到了安全。如果你领先了,效率不是那么重要;如果你落后了,效率就完全无关紧要。多年来,许多人一直批评亚马逊在没有持续盈利的情况下消耗资本的战略,但亚马逊可能很满意,因为它的「低效」帮助它赢得了几个关键市场——在线零售、电子书和云计算等等。

当你进行闪电式扩张时,即使你的信心水平远低于 100%,你也会有意识地做出决定并全力以赴。你接受做出错误决定的风险,并愿意为运营效率显著低下付出代价,以此换取更快行动的能力。这些风险和代价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动作过于缓慢带来的风险和代价尤甚。」

Reid Hoffman,领英 (Linkedin) 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闪电式扩张》(pp24-25)。

在区块链行业中,币安的执行力度比其他任何公司都要大。举一例证明:仅在第三季度,币安就迅速推出了 12 个重要产品/项目,超过了所有其他「10 大」交易所(Coinbase、Kraken、Bitfinex、Poloniex、Bittrex、Gemini、Bitstamp、itBit 和 bitFlyer)的总和。

虽然这些产品和项目本身都很重要,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将视野放远,把它们整合在一起。而币安正在战略性地构建某种比加密货币交易所要广大得多的东西:他们正在构建金融的未来。我们认为,市场尚未完全理解这一战略的目标。币安不再仅仅是一家交易所,而且它也将不仅仅是一家公司。

币安正在勉力成为全球开放金融体系的核心。从历史上看,币安只是一个加密货币现货交易所,而它现在它在一个生态系统中提供期货、保证金、贷款和期权产品——并且还将继续发展,提供许多目前由传统金融系统提供的产品。虽然币安提供的产品的广度已经达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但它们才刚刚开始。

这种策略已经成功地催生出其他实体无法比拟的、新颖而独特的交叉销售能力。例如,币安将允许交易人员利用他们在币安账户上的余额来维持跨期货、期权和保证金交易的担保要求。除此之外,币安现在会自动代用户将资产质押,并将收益分配给他们。这鼓励用户将资产托管在币安上,并解锁了快速交易这些资产的能力,而无需将其解质押并汇入某个交易所。这推动了币安交易所上更多的流动性和更多的资产托管,这反过来又驱动了更大的网络效应。

通过结合质押、交叉保证金、自己的基于区块链的 DEX 和一个原生生态系统代币,币安正在创造以前从未曾有过的新型网络效应。

Kyle 最近在《交易所即开放金融》一文中探索了交易所即将推出的一些未来的开放金融产品。正如他在那篇文章中提到的(如果你还没有读过,请先阅读那篇),我们有理由期待币安提供附息存款账户、支付渠道(包括信用卡/借记卡)以及传统银行系统提供的其他服务。

互联网和现代消费者行为正在推动金融服务业的重新整合。从这个角度看,币安实际上是在与诸如 Betterment 这样的智能投资顾问、TransferWise 这样的汇款公司以及诸如 Robinhood 这样的证券公司竞争,力图成为未来的新银行。甚至像优步 (Uber) 这样的公司也加入了竞争。

这些新银行将利用它们在狭窄的金融服务中赢得的信誉,向作为传统银行核心业务的高利润服务领域扩张,比如存款账户和支付解决方案。

由于金融服务的强劲规模回报,我们预计未来最大的新银行将被设计为服务于尽可能广泛的市场。能够在抗审查的支付轨道上开展国际业务,这极大地扩展了币安的市场,使其相对于其他新银行拥有巨大的竞争优势。

币安所从事的,不仅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市场的闪电战,也是整个全球新银行市场的闪电战。

在我们关于币安的后续报告中,我们探讨了该公司在加密市场的主导地位,以及他们如何扩展他们的产品。我们还讨论了 BNB 的价值捕获、加密交易所的竞争格局,以及为什么我们认为 BNB 在当前价格上被严重低估。
交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