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所

交易所

观点:长尾市场是DEX的未来吗?

观点chengpishu 发表了文章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长尾市场简图,来自维基百科)

前言:长尾市场是指那些原来不受到重视的销量小但种类多的产品或服务由于总量巨大,累积起来的总收益超过主流产品的现象。比如豆瓣当年的增长,离不开长尾效应。

那么代币的长尾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来说是否足够的重要?



为方便阅读,以下名词将用英文代替。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
CEX:中心化交易所


区块链最明显的用途之一,就是可以进行无需许可、非保管资产性的交易。通常来说实现这一用途的方式是通过“分散交换”或者是“去中心化交易所”。

虽然有许多的DEX不断涌现出来,但是和大多数CEX相比,使用DEX的人还只是少数。(光是币安就能顶上四个主要DEX交易量的1000倍,这四个主要的DEX为Uniswap,Kyber,0x,DutchX)。

如果去中心化交易所真的是未来的趋势的话,为什么数据会那么难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

作者的假设是,DEX的市场其实比人们预想的要小的多。DEX正真的闪光点是在于为数字资产提供了一个长尾市场。

因为在其他时候,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人们更愿意选择方便快捷的服务) 而所谓的数字资产长尾市场应该在于:中心化交易所不支持的代币或者是市场。

不支持的代币要么太小,要么风险太大,或者是极具竞争性的交易所代币。

太小:指的是低于一定交易量阈值的代币,泛指那些成交量低迷的代币。

高风险:指的是不存在高度监管,具有很高风险的代币。

竞争性:指的是那些不同交易所发行的代币,他们的利益是冲突的。

举一个满足上述三个特点的代币,就是Bitfinex发行的LEO。

唯一支持LEO的CEX就是Bitfinex自己,而他们本身就是代币的发行方。LEO在刚上线的时候,成交量非常低迷(每天的交易量大概只有500万美元左右)。

在监管政策上,LEO不支持美国的投资者购买(Bitfinex可以随时更改白皮书或者是每月回购LEO的比例,即使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也使LEO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同时LEO和其他交易所的平台币是处于一种竞争关系,没有一家CEX愿意把自己发行的代币放在其他CEX上生成一个交易对,因为你无法知晓他们在自己的中心化体系中,是否利用不存在的硬币进行恶意操作。所以美国投资者想要获得LEO的话只能通过两种途径,OTC或者是DEX。

不支持的市场要么是新的交易对(例如早期的ETH),要么是在一个新的交易场景中(例如游戏或者应用程序,像是积分,游戏装备,虚拟宠物等)。

这些市场和那些CEX所不愿支持的代币,就价值层面来进行比较的话,前期可能会显得微不足道。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市场假如能够服务或满足大多人需求的话,将会变得举足轻重。(我们举个现实的例子,例如初期的以太坊并没有太大的法币价值体现,正真的法币价值爆发点是在ICO)。

DEX为投机者们提供了一些比较与众不同的服务:更加丰富的数字资产种类和更多的市场。

按道理来说,它们并不需和主流的老牌CEX竞争。那些新兴的CEX才是它们的竞争对象。因为新兴的CEX才可能在更多(币种的)市场上与DEX竞争,但这些CEX可能会处于一个弱势。

因为交易者们在面对这些具有高度风险的代币和市场的时候,他们更想利用非保管性交易来保证自己数字资产的安全性。 因此,去中心化交易所未来的成功,是和数字资产长尾市场未来的成功息息相关的。(长尾市场的尾巴需要足够的长)。

如果你想象一个由比特币占据主导市场的未来,那么人们能够使用带有权益和功能的令牌将会变得少之又少, DEX的存在将会变的并不重要。(根据之前的文上所述,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CEX上进行主流代币的交易)

但是如果你想象一个拥有数百万种不同令牌的未来,很多人都会使用不同的代币去获得不同的服务和权益。就算这些令牌的市场都只存在于市场的长尾之中,那么去DEX就已经非常的成功了。

而且我们完全无法排除DEX成为主流的一种可能性:

1.    如果DEX的交易深度和流动性超过CEX。

2.    监管的压力迫使中心化交易所迁移到DEX(参考币安)。

3.    在DEX之外的创新,创造巨大的本地加密用户基础。

例如,基于web3的应用程序,DEX完全可以作为游戏和应用程序中一个便捷的交换接口。(去除DEX作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个概念,“DEX”的本意是分散式交换。小巧的分散式交换接口/插件将会取代去中心化平台的存在。在此它更像一个便于价值交换的快捷工具而不是平台。

就我身边听到的一些关于DEX所最常见的论点是(按人们所提及的频率来进行排序):

1.非保管性交易,用户的资金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减少被黑客攻击的风险,项目方卷钱跑路)。

2.匿名(提供秘密交易的工具==>避税,实现资本外逃)。

3.更宽泛的代币市场。

但我敢打赌决定DEX未来的重要因素,以上这三点应该倒过来说。

宽泛的市场是最为重要的,其次是被作为资本外逃的工具,最后的保证交易的安全性是少数人才关心的事。

我想很多人不会同意这个观点,你觉得呢?

本文主要来自TonySong关于DEX的观点,关于DEX还有一些内容我也做一些补充:

关于LEO:

事实上LEO已经在OKEX,GATE,ZB等主流CEX上线。作为一代枭雄的稳定币USDT,背后的Bitfinex也上线了USDC,USDK等交易币种。所以是曾经王者开始衰败,还是他们组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呢?

为什么做长尾市场的不能是CEX:

大多数的项目方其实并不愿意和CEX合作,因为他们无法完全信任CEX,也无法防止他们作恶。加之CEX上币假如越来越没有底线的话,无论是用户还是市场,都将沦为投机的工具,这将是一连串连锁效应。

分散交换更适合作为一个小型的接口,例如著名团队JUST做出的P3D,分散式交换更像一个转换P3D和ETH价值的插件。也就是作者对DEX未来提出的假设之一,作为应用程序的零部件。

而0X、Uniswap这些去中心化交易所,则为用户提供了更多币种市场的交易深度,不仅限于单一币种的交换场景。用平台形容更为合适。无论是分散式交换还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他们都能够为用户提供资金安全保障。

长尾市场并不好做:

困难之处是在于如何连接长尾市场。比方涉及到一些需要跨链交互的市场,那么需要的人工成本将是非常高昂的。

假如出现一种分布式商业的架构体系,或者是一类全新的交易撮合算法,那么就是完全颠覆现有的中心化商业模式,这就更像是一个崭新的人类社会文明。还有一些DEX为了合规,拥抱监管(例如鲸交所,他们的用户就涉及到了KYC问题),那么这种DEX就很难成为漏税、资本外逃的工具。

技术和市场是处于并行的一个状态,而中心化的效率大大超过了去中心化,并且安全永远只是少数人的需求,也是DEX最容易实现的点。如何设计自驱的DEX接入长尾市场可能是个不错的方向。

(完)


参考资料:https://tonysheng.substack.com/p/niche-markets-most-likely-driver
编译:17
编辑:风答 查看全部
20190815210202sAmv.jpeg

(长尾市场简图,来自维基百科)


前言:长尾市场是指那些原来不受到重视的销量小但种类多的产品或服务由于总量巨大,累积起来的总收益超过主流产品的现象。比如豆瓣当年的增长,离不开长尾效应。

那么代币的长尾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来说是否足够的重要?




为方便阅读,以下名词将用英文代替。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
CEX:中心化交易所



区块链最明显的用途之一,就是可以进行无需许可、非保管资产性的交易。通常来说实现这一用途的方式是通过“分散交换”或者是“去中心化交易所”。

虽然有许多的DEX不断涌现出来,但是和大多数CEX相比,使用DEX的人还只是少数。(光是币安就能顶上四个主要DEX交易量的1000倍,这四个主要的DEX为Uniswap,Kyber,0x,DutchX)。

如果去中心化交易所真的是未来的趋势的话,为什么数据会那么难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

作者的假设是,DEX的市场其实比人们预想的要小的多。DEX正真的闪光点是在于为数字资产提供了一个长尾市场。

因为在其他时候,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人们更愿意选择方便快捷的服务) 而所谓的数字资产长尾市场应该在于:中心化交易所不支持的代币或者是市场。

不支持的代币要么太小,要么风险太大,或者是极具竞争性的交易所代币。

太小:指的是低于一定交易量阈值的代币,泛指那些成交量低迷的代币。

高风险:指的是不存在高度监管,具有很高风险的代币。

竞争性:指的是那些不同交易所发行的代币,他们的利益是冲突的。

举一个满足上述三个特点的代币,就是Bitfinex发行的LEO。

唯一支持LEO的CEX就是Bitfinex自己,而他们本身就是代币的发行方。LEO在刚上线的时候,成交量非常低迷(每天的交易量大概只有500万美元左右)。

在监管政策上,LEO不支持美国的投资者购买(Bitfinex可以随时更改白皮书或者是每月回购LEO的比例,即使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也使LEO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同时LEO和其他交易所的平台币是处于一种竞争关系,没有一家CEX愿意把自己发行的代币放在其他CEX上生成一个交易对,因为你无法知晓他们在自己的中心化体系中,是否利用不存在的硬币进行恶意操作。所以美国投资者想要获得LEO的话只能通过两种途径,OTC或者是DEX。

不支持的市场要么是新的交易对(例如早期的ETH),要么是在一个新的交易场景中(例如游戏或者应用程序,像是积分,游戏装备,虚拟宠物等)。

这些市场和那些CEX所不愿支持的代币,就价值层面来进行比较的话,前期可能会显得微不足道。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市场假如能够服务或满足大多人需求的话,将会变得举足轻重。(我们举个现实的例子,例如初期的以太坊并没有太大的法币价值体现,正真的法币价值爆发点是在ICO)。

DEX为投机者们提供了一些比较与众不同的服务:更加丰富的数字资产种类和更多的市场。

按道理来说,它们并不需和主流的老牌CEX竞争。那些新兴的CEX才是它们的竞争对象。因为新兴的CEX才可能在更多(币种的)市场上与DEX竞争,但这些CEX可能会处于一个弱势。

因为交易者们在面对这些具有高度风险的代币和市场的时候,他们更想利用非保管性交易来保证自己数字资产的安全性。 因此,去中心化交易所未来的成功,是和数字资产长尾市场未来的成功息息相关的。(长尾市场的尾巴需要足够的长)。

如果你想象一个由比特币占据主导市场的未来,那么人们能够使用带有权益和功能的令牌将会变得少之又少, DEX的存在将会变的并不重要。(根据之前的文上所述,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CEX上进行主流代币的交易)

但是如果你想象一个拥有数百万种不同令牌的未来,很多人都会使用不同的代币去获得不同的服务和权益。就算这些令牌的市场都只存在于市场的长尾之中,那么去DEX就已经非常的成功了。

而且我们完全无法排除DEX成为主流的一种可能性:

1.    如果DEX的交易深度和流动性超过CEX。

2.    监管的压力迫使中心化交易所迁移到DEX(参考币安)。

3.    在DEX之外的创新,创造巨大的本地加密用户基础。

例如,基于web3的应用程序,DEX完全可以作为游戏和应用程序中一个便捷的交换接口。(去除DEX作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个概念,“DEX”的本意是分散式交换。小巧的分散式交换接口/插件将会取代去中心化平台的存在。在此它更像一个便于价值交换的快捷工具而不是平台。

就我身边听到的一些关于DEX所最常见的论点是(按人们所提及的频率来进行排序):

1.非保管性交易,用户的资金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减少被黑客攻击的风险,项目方卷钱跑路)。

2.匿名(提供秘密交易的工具==>避税,实现资本外逃)。

3.更宽泛的代币市场。

但我敢打赌决定DEX未来的重要因素,以上这三点应该倒过来说。

宽泛的市场是最为重要的,其次是被作为资本外逃的工具,最后的保证交易的安全性是少数人才关心的事。

我想很多人不会同意这个观点,你觉得呢?

本文主要来自TonySong关于DEX的观点,关于DEX还有一些内容我也做一些补充:

关于LEO:

事实上LEO已经在OKEX,GATE,ZB等主流CEX上线。作为一代枭雄的稳定币USDT,背后的Bitfinex也上线了USDC,USDK等交易币种。所以是曾经王者开始衰败,还是他们组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呢?

为什么做长尾市场的不能是CEX:

大多数的项目方其实并不愿意和CEX合作,因为他们无法完全信任CEX,也无法防止他们作恶。加之CEX上币假如越来越没有底线的话,无论是用户还是市场,都将沦为投机的工具,这将是一连串连锁效应。

分散交换更适合作为一个小型的接口,例如著名团队JUST做出的P3D,分散式交换更像一个转换P3D和ETH价值的插件。也就是作者对DEX未来提出的假设之一,作为应用程序的零部件。

而0X、Uniswap这些去中心化交易所,则为用户提供了更多币种市场的交易深度,不仅限于单一币种的交换场景。用平台形容更为合适。无论是分散式交换还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他们都能够为用户提供资金安全保障。

长尾市场并不好做:

困难之处是在于如何连接长尾市场。比方涉及到一些需要跨链交互的市场,那么需要的人工成本将是非常高昂的。

假如出现一种分布式商业的架构体系,或者是一类全新的交易撮合算法,那么就是完全颠覆现有的中心化商业模式,这就更像是一个崭新的人类社会文明。还有一些DEX为了合规,拥抱监管(例如鲸交所,他们的用户就涉及到了KYC问题),那么这种DEX就很难成为漏税、资本外逃的工具。

技术和市场是处于并行的一个状态,而中心化的效率大大超过了去中心化,并且安全永远只是少数人的需求,也是DEX最容易实现的点。如何设计自驱的DEX接入长尾市场可能是个不错的方向。

(完)


参考资料:https://tonysheng.substack.com/p/niche-markets-most-likely-driver
编译:17
编辑:风答

福布斯:加密货币交易所监管将面临哪些挑战?

观点8btc 发表了文章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Coinfirm公司最近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全球216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中只有14%具有监管机构的许可。考虑到很多司法管辖区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都发生过黑客攻击、诈骗以及市场操纵等情况,如此低的监管覆盖率不足为奇。

Forbes认为,统计数据部分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仍在研究如何对加密货币和相关金融中介机构进行监管。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将面临很多挑战:

1.在降低风险的同时充分利用金融创新。监管机构和企业必须努力了解对方在合作制定监管标准时的立场,对交易所实施严格的监管政策可能会使其转移到监管宽松的司法管辖区内。当不同国家的政府应用不同的加密定义并采用不同的加密政策时,就会出现这种不一致的情况。

2.加密货币模糊的定位。目前,不同类型的加密资产之间的区别及其法律地位仍然模糊不清。现行的证券法在数字货币发明之前就已存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使用70多年前的Howey测试方法来确定投资性的代币是否是证券。不过,某些SEC官员承认市值排名前二的加密货币比特币和以太坊并非证券。

3.分散的监管体系。除了在联邦层面拥有多个监管机构外,美国的金融系统还把一些职责下方到各州。CFTC前主席Timothy Massad表示,国会距离解决加密资产的监管问题还有很大的鸿沟。Massad写道,

“所有加密资产交易网站都应该发布相同的警告,因为监管方面的鸿沟宽且危险。现在的情况是,欺诈很普遍,投资者保护很薄弱。这个鸿沟是我们支离破碎的监管体系造成的。虽然少数机构拥有一定的管辖权,但没有那个机构拥有足够的权力。鸿沟正处于交易活动最频繁的地方。”

4.金融技术创新。加密资产等金融技术在早期创新的过程中往往不是那么成熟稳健,这应该允许用户进行规避或内部控制。此外,加密交易所可能会承担多种功能,同时作为市场、经纪人、托管方甚至是资产的专有持有者。这可能导致难以监管的利益冲突风险增加。与股票和商品交易所相比,该领域还缺乏足够的对交易或账户进行监管的第三方工具。

这种监管的缺失会导致加密货币市场对市场诚信和投资者保护造成持续威胁。 《彭博商业周刊》在2019年7月25日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加密交易所操纵交易的问题。作者表示,“交易股票等传统资产的主要交易所会受到严格的监管。但加密货币交易所没有这些,投资者无法知道他们看到的交易量和价格真实与否。”前CFTC主席Gary Gensler指出,该监管机构的重点是通过防止市场操纵来保护投资者。

美国一些州在数字资产监管方面起到了带头作用。

怀俄明州区块链联盟的Caitlin Long提到怀俄明州通过了13条符合区块链的法律,并制定了建立直接产权的监管框架,确保拥有加密货币的人受到保护。他们的重点是使消费者免受交易所或托管人破产的影响。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Xiu MU
本文来自比推bitpush.news,转载需注明出处。 查看全部
20190816081105vkum.jpg

Coinfirm公司最近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全球216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中只有14%具有监管机构的许可。考虑到很多司法管辖区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都发生过黑客攻击、诈骗以及市场操纵等情况,如此低的监管覆盖率不足为奇。

Forbes认为,统计数据部分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仍在研究如何对加密货币和相关金融中介机构进行监管。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将面临很多挑战:

1.在降低风险的同时充分利用金融创新。监管机构和企业必须努力了解对方在合作制定监管标准时的立场,对交易所实施严格的监管政策可能会使其转移到监管宽松的司法管辖区内。当不同国家的政府应用不同的加密定义并采用不同的加密政策时,就会出现这种不一致的情况。

2.加密货币模糊的定位。目前,不同类型的加密资产之间的区别及其法律地位仍然模糊不清。现行的证券法在数字货币发明之前就已存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使用70多年前的Howey测试方法来确定投资性的代币是否是证券。不过,某些SEC官员承认市值排名前二的加密货币比特币和以太坊并非证券。

3.分散的监管体系。除了在联邦层面拥有多个监管机构外,美国的金融系统还把一些职责下方到各州。CFTC前主席Timothy Massad表示,国会距离解决加密资产的监管问题还有很大的鸿沟。Massad写道,

“所有加密资产交易网站都应该发布相同的警告,因为监管方面的鸿沟宽且危险。现在的情况是,欺诈很普遍,投资者保护很薄弱。这个鸿沟是我们支离破碎的监管体系造成的。虽然少数机构拥有一定的管辖权,但没有那个机构拥有足够的权力。鸿沟正处于交易活动最频繁的地方。”

4.金融技术创新。加密资产等金融技术在早期创新的过程中往往不是那么成熟稳健,这应该允许用户进行规避或内部控制。此外,加密交易所可能会承担多种功能,同时作为市场、经纪人、托管方甚至是资产的专有持有者。这可能导致难以监管的利益冲突风险增加。与股票和商品交易所相比,该领域还缺乏足够的对交易或账户进行监管的第三方工具。

这种监管的缺失会导致加密货币市场对市场诚信和投资者保护造成持续威胁。 《彭博商业周刊》在2019年7月25日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加密交易所操纵交易的问题。作者表示,“交易股票等传统资产的主要交易所会受到严格的监管。但加密货币交易所没有这些,投资者无法知道他们看到的交易量和价格真实与否。”前CFTC主席Gary Gensler指出,该监管机构的重点是通过防止市场操纵来保护投资者。

美国一些州在数字资产监管方面起到了带头作用。

怀俄明州区块链联盟的Caitlin Long提到怀俄明州通过了13条符合区块链的法律,并制定了建立直接产权的监管框架,确保拥有加密货币的人受到保护。他们的重点是使消费者免受交易所或托管人破产的影响。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Xiu MU
本文来自比推bitpush.news,转载需注明出处。

Coinbase 斥资5500万美元收购Xapo托管业务,管理资产超70亿美元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8月15日消息,美国加密货币公司Coinbase宣布正式完成对Xapo托管业务的收购,此次收购是Coinbase积极推动其托管业务的一部分,可能导致该公司所托管的比特币达到总流通量的5%。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Coinbase斥资5500万美元收购了Xapo托管业务,目前其管理的加密货币资产超过70亿美元,这位知情人士还表示,此次收购是在Coinbase出价高于投资巨头富达(Fidelity)之后完成的。

据悉,Xapo于2013年推出,其将保留剩下的交易业务,允许普通消费者买卖比特币。该公司创始人Wences Casares表示,他将继续担任Xapo的CEO一职。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Casares表示零售交易业务一直是Xapo的核心业务,而托管业务则是其副业。

根据Casares透露,对于Xapo的托管业务,有其他公司报出比coinbase更高的价格,但这些竞购者缺乏安全或监管资格,因此没有被Xapo的客户接受。

而其中最大的一个客户,就是Grayscale投资机构,该机构为富有的客户管理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投资。8月初,Grayscale将价值约27亿美元(超过22.5万BTC)的比特币资产转移给了Coinbase托管,这是历史上最大额的加密货币交易之一。

据知情人士透露,Xapo的大部分大客户已同意将其资产转交给Coinbase保管,从而使该公司控制了超过514000比特币。

而Xapo剩余客户的账户价值超过35亿美元,如果Coinbase还能签下这些客户,那么该公司将负责托管86万比特币。

最近几周,比特币的价格在1万美元到1.2万美元之间波动,在收购Xapo的托管业务之前,Coinbase托管公司管理的资产超过10亿美元,其中包括比特币以外的其他货币。

据悉,有关Coinbase和Xapo结盟的传言,早在5月份时便有流出,但由于这笔交易的手续非常复杂,其在最近才正式完成。

另根据Coinbase首席执行官Brian Armstrong透露,该公司平均每周新增10名托管大客户,新增资金量达2亿美元。在收购Xapo之后,Coinbase表示,目前其托管业务已有150多家大客户。

Armstrong表示:

    “托管是向加密经济制度化迈出的关键一步,其开始时的规模可能不大,可能只有几十亿美元的托管额,但它将迅速增长,成为公司稳定收入的一部分。”


Coinbase保管公司首席执行官Sam Mcingvale补充说:

    “从根本上讲,我们必须帮助我们的投资者获得投资回报,你可以想象把比特币放贷出去,然后赚取利息。”


据悉,Coinbase并不是唯一一家进入托管领域的公司。今年7月份,创业公司Anchorage宣布从金融巨头Visa那获得4000万美元的支持,以吸引更多的机构客户。同时,总部位于帕洛阿尔托的BitGo也在争夺这一新兴市场。


原文:https://fortune.com/2019/08/15/coinbase-xapo-bitcoin-custody/
作者:Jeff John Roberts
编译:洒脱喜 查看全部
201908160136261827.png

8月15日消息,美国加密货币公司Coinbase宣布正式完成对Xapo托管业务的收购,此次收购是Coinbase积极推动其托管业务的一部分,可能导致该公司所托管的比特币达到总流通量的5%。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Coinbase斥资5500万美元收购了Xapo托管业务,目前其管理的加密货币资产超过70亿美元,这位知情人士还表示,此次收购是在Coinbase出价高于投资巨头富达(Fidelity)之后完成的。

据悉,Xapo于2013年推出,其将保留剩下的交易业务,允许普通消费者买卖比特币。该公司创始人Wences Casares表示,他将继续担任Xapo的CEO一职。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Casares表示零售交易业务一直是Xapo的核心业务,而托管业务则是其副业。

根据Casares透露,对于Xapo的托管业务,有其他公司报出比coinbase更高的价格,但这些竞购者缺乏安全或监管资格,因此没有被Xapo的客户接受。

而其中最大的一个客户,就是Grayscale投资机构,该机构为富有的客户管理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投资。8月初,Grayscale将价值约27亿美元(超过22.5万BTC)的比特币资产转移给了Coinbase托管,这是历史上最大额的加密货币交易之一。

据知情人士透露,Xapo的大部分大客户已同意将其资产转交给Coinbase保管,从而使该公司控制了超过514000比特币。

而Xapo剩余客户的账户价值超过35亿美元,如果Coinbase还能签下这些客户,那么该公司将负责托管86万比特币。

最近几周,比特币的价格在1万美元到1.2万美元之间波动,在收购Xapo的托管业务之前,Coinbase托管公司管理的资产超过10亿美元,其中包括比特币以外的其他货币。

据悉,有关Coinbase和Xapo结盟的传言,早在5月份时便有流出,但由于这笔交易的手续非常复杂,其在最近才正式完成。

另根据Coinbase首席执行官Brian Armstrong透露,该公司平均每周新增10名托管大客户,新增资金量达2亿美元。在收购Xapo之后,Coinbase表示,目前其托管业务已有150多家大客户。

Armstrong表示:


    “托管是向加密经济制度化迈出的关键一步,其开始时的规模可能不大,可能只有几十亿美元的托管额,但它将迅速增长,成为公司稳定收入的一部分。”



Coinbase保管公司首席执行官Sam Mcingvale补充说:


    “从根本上讲,我们必须帮助我们的投资者获得投资回报,你可以想象把比特币放贷出去,然后赚取利息。”



据悉,Coinbase并不是唯一一家进入托管领域的公司。今年7月份,创业公司Anchorage宣布从金融巨头Visa那获得4000万美元的支持,以吸引更多的机构客户。同时,总部位于帕洛阿尔托的BitGo也在争夺这一新兴市场。


原文:https://fortune.com/2019/08/15/coinbase-xapo-bitcoin-custody/
作者:Jeff John Roberts
编译:洒脱喜

币安、火币,有护城河吗?

观点huoxing 发表了文章 • 6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如果问你,目前加密资产领域,市场最大的需求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交易”。这不接受任何反驳。既然交-易是最大的需求,是刚需,也是所有市场活力的起点和终点。

那么,“交易所”在这个领域,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但凡有点野心的,不参与下交-易所这档子事儿,就不好意思出来摆谱。

同样的,在2017年,2018年,都出现了一夜之间冒出无数家交易所的情况,千所大战,盛况空间。每隔一段时间,市场的从业者都会突然反省:原来交-易所还是最赚钱的行当,做交-易所也不是不能成,然后开“干”。

行情,尤其熊市的行情,是验金石,可以检测出人心人性,也能检测出团队的格局和战斗力。同样的,在牛市的时候,说的再好都没用,都赚钱都有钱的时候,谁都不屑于当个坏人;只有在熊市的时候,你看他骂不骂娘才能去评价一个人和团队的秉性。

之前,我约了几个行业里的好朋友头脑风暴,其中一位朋友的话,我记忆深刻,他认为做交易所,任何时候都是一件正确的事情。这位朋友现在沉迷于瑜伽,佛家,这计划可谓是顿悟之后的肺腑之言。那么,沿着这个话,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交-易所这么重要:那交易所这个事,能不能建立护城河呢?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于,有的领域,你发现其实是很难建立护城河的,这跟行业本身的特性有巨大的关系,不是努不努力的问题。那这样的领域,做起来就会很累,很没安全感,即便你有幸把头部的竞争对手干掉了,你也会时刻提防着自己哪天突然被别的对手干掉。

为了更好的分析这个问题,我把事物再聚焦一点,变成:币安、火币,有没有护城河?我申明一下:这两家企业,都是我个人很认可的企业,将其作为分析对象,纯粹是因为他们跻身一线,作为分析对象会更具象,更好理解。

分析一个企业的护城河,我采用了世界顶级评级机构晨星公司的一个框架来展开。在这个框架里,晨星把无形资产、转换成本、网络效应、成本优势、规模效应作为护城河的五个表现,可以作为我们理解商业护城河的重要参考。

下面,我就将根据这五个表现,来系统的分析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是如何运行的。


一、无形资产

无形资产的护城河表现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政府授权、专利技术、品牌。这三个主要的点,在外在表现上虽然大不相同,但在最终呈现的效果上,都体现为:让自身在市场上拥有与众不同的地位。

1、政府授权。简单来说,最普遍的体现就是“牌照”,或者特许经营。比如能源、银行、电信等行业很常见。那么,在加密资产交-易所这块,我们看到币安和火币都不约而同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从目前可查证的信息来看,币安获得了泽西、新加坡、乌干达 (美国)牌照;火币拿到了美(地区)、日、韩三国牌照。而后进者里,ZT在牌照布局上走的也很快,目前已经取得欧盟成员国爱沙尼亚以及马来西亚牌照。当然,ZG这块最重要的牌照,至今没有推出,也就没人拿到,但可以想见的是,这将是大玩家必将争取的最重要的一块牌照。

在加密资产交-易所领域,虽然去中心化交-易所炒的火热,但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随着各国监管的加码,牌照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竞争性优势。

2、品牌。上周末,有一位做交-易所的朋友找我聊天,咨询我在运营和市场方面的一些建议。实话说,我没有做过交-易所,在实际的运营方面可能给不了很落地可执行的建议。但是我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认为用户对于交-易所,最看重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体验流畅、24小时客服响应、安全。

很显然,这并不符合我作为一个加密资产投资者的诉求。我的答案:赚钱效应。这个问题跟品牌怎么联系起来呢?品牌,是我们要给用户传达的一个灵魂,说人话,就是你得给自己贴一个具有竞争优势的“标签”。

你区别于竞争对手的亮点。而这个标签肯定不是随便贴的,一定是和这个行业的本质密切相关,才能最终达成建立竞争优势的目的。比如,加密资产交-易所,你不能像奢侈品一样,给自己贴一个“纯手工打造”的高级标签,你也不能像潮牌一样给自己贴一个“时尚前卫”的标签。

加密资产交易所,对于注册用户来说,本质是交易获利,那么“赚钱效应”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诸如安全、体验等体感方面的东西。那怎么体现出“赚钱效应”呢?

我们来看看币安和火币的做法。首先,是自家的平台币,以今年为例,BNB从4.12美金,涨到了最高点的39.59美金,涨幅860%;HT则从1美金,涨到了5美金,涨幅400%。其次,是通过新增加密资产,创造出不间断的赚钱套利机会。最明显的方式就是不断推出IE0。

在币安打响IE0第一枪之后,一时间,不管大所小所,一窝蜂全部扎堆搞了IE0,短暂的盛况差点以为IC0又活了。然而,也正如之前的判断,IE0最后只会是头部交-易所玩家的游戏,正如现在一样,投资者在踩过几次坑之后,最后也只对大所的IEO还有参与的动力。

IE0本身背后体现的是交-易所对于优质项目的吸引力、孵化能力、把控能力、资金实力、资源整合能力。换句话说,最终IE0“这盘菜”端到用户面前的时候,好不好吃,就是能不能让更多的用户赚到钱,或者说看到可以赚到钱的机会。






所以,你看到很多小所的IE0,上来就是高点,然后一蹶不振,或者就是没流通盘,玩单机自己拉着玩,真实的二级市场用户根本没有赚钱的可能性。

对比起来,币安、火币的IE0从最开始的拼手速+运气,规则都变成了申购之后抽签决定;此外,上线之后,除了几倍的绝对打新涨幅之外,在回调一段时间后,都会有二次拉升的表现。

于此同时,在时不时的时候,还会出现类似股市里次新股板块的板块集体拉升行情。而这些,最终体现出来,给用户的潜台词就是:来我这里玩吧,我这里你有机会赚到钱。久而久之,“具有赚钱效应”这个品牌就深入人心了。

我们举个最极端的例子来说明“赚钱效应”的重要性——抹茶我们都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抹茶这个交易所像一个网红一样,不断刷新自己在行业内的知名度。从势头上来说,俨然已经跻身二线,冲击一线交-易所的架势。抹茶这半年的大跃升,我们可以简单概括为几个大步骤:抢跑优质币、上线模式币、拉升平台币。

抢跑优质币的鼻祖应该是币系,只是后面没坚持下去。在抢跑优质币这件事上,抹茶发扬光大了,从最开始TT、IRIS、NEW、FET,到后面的波卡期货。而且,最后人们发现,在上面不仅可以早早买到一些不错的币,甚至最后发现有些币的最高价就是在抢跑阶段抹茶上出现的。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上线模式币,最知名的,大概就是VDS了,而后上的FDS、HDS等已经算是锦上添花。模式币,赤裸裸的就透露出金钱的味道,而且,的确,早期从抹茶上参与模式币的人,也都赚到钱了。以致于后面给人一个潜在的印象:抹茶上的,是不是都带模式,能赚钱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拉升平台币MX。这个拉升并不是说是抹茶自己拉的,别误会。但是,抹茶从低点起来,涨了100倍+,这不管是哪股“神秘力量”所为,最终都给用户一个声音,买抹茶能赚钱,抹茶哪里买?当然只能去抹茶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这几个组合拳打完之后,“上抹茶”变成了项目方的一个利好了。所以,你会发现,不管是准一线,还是说成功突围正在进军一线的交-易所玩家,几乎不约而同将自己的品牌标签往“赚钱效应”上靠。

3、专利技术。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不能说没有技术,但是一定不是技术驱动的。所以,专利技术不是竞争的要点。


二、转换成本

转换成本,就是我们更换一种产品或服务时所付出的成本。这种成本不仅仅体现在金钱上,还可能是时间、精力、劳动量的成本。比如说银行,是典型的具有转换成本护城河的行业。我们的工资卡如果绑定一种银行的话,基本上所有的业务,支付宝、微信、淘宝、券商的业务也都绑定在这一个银行卡上。即使其他的银行给出更优惠的条件,我们基本上也不会选择更换成另一家银行的服务,因为我们需要为此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比如高铁,当你采用一套高铁技术标准之后,你可能很多的保养维护配套设施、建造方案、电子和动力控制系统等都要配套。这个时候,你要换一套技术标准成本非常高。那交-易所存在这样的转换成本吗?答案是:几乎没有。我可以在币安开账户,也可以在火币开账户,我可以在任何一个交-易所开账户,并没有哪个交-易所能限制这一点。同样的,我的资产可以在这些平台之间转移。所以,寄希望于通过拉升用户的转换成本来建立护城河,在交-易所这个行当行不通。


三、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护城河就是随着用户人数的增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也在提高。比如说,腾讯的社交产品微信,由于你的同事、亲人、朋友、合作伙伴等等都在用微信相互协作和沟通。这个即便再出现一个比微信更好用的产品,但你的这些社会关系不去用,你依然不会选择它。那么,我们问一句话,随着用户数的提升,交-易所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有得到提高吗?似乎有那么一点,但是不强。你不会因为你的同事、朋友都用币安,而离不开币安。但是,可能会因为他们都在用币安,在同等条件下,更信赖币安。所以,寄希望于通过创造网络效应来建立护城河,也不是一个好的方向。


四、成本优势

这种护城河常见于生产标准化产品的行业,其产品的可替代性较强。成本优势护城河主要来自四个方面,先进的流程优势、优越的地理位置、与众不同的资源和规模效应。交-易所这个领域,主要的成本支出包括人工成本、办公设备成本、服务器成本、宣发成本、风控成本等。而这些成本支出当中,很难有特殊方法可以建立起巨大的优势。并且,比起利润,这些成本所占的比例本身比较小,不具有大幅压缩的空间。


五、规模优势

放到交-易所这个行业,规模优势带来的最大好处在于,提升了交易深度。这对于大户交-易者来说,具有较大的吸引力。同时,对于吸引优质项目,也会有一定的优势。当然,本质上来说,不断积累起更大的用户规模,是交-易所一切运营策略的最终目标,而不是手段。


总结:这样一分析之后,我们大概能看出一些门道了,即交易所,尤其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你会发现,其实就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就这两件事,你再一仔细想,其实贴合了金融的两个本质:特许经营和交易。并且,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之前,围绕打造“赚钱效应”展开运营策略,将是交易所们的唯一竞争点。稍有懈怠,就将掉队。这不是耸人听闻,前有张健的Fcoin旱地拔葱、后有抹茶的异军突起。这些都是深谙“赚钱效应”之道的玩家,虽然最后没有保持住优势,但是并不妨碍我们作为依据来佐证。

保持“赚钱效应”可以是护城河吗?显然这不能说是护城河,而是保持优势的持续性动作。因此,客观而言,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的情况下,币安、火币等目前的一线交-易所,并没有特别有说服力的护城河,后进者依然有机会进来喝汤吃肉。

比如ZT这样的后进交-易所,本身已经上线一年多,注册用户突破150万。在系统安全、交易体验、以及24小时客服响应上已经打磨的比较完善了,后期全力发力打造平台“赚钱效应”,持续为用户推出优质项目,将更快得到发展。之前跟ZT的联合创始人沟通,也透露出了后续相关的计划,值得期待。

最后,我们还可以畅想一下如果作为交-易所的新玩家,应该怎么突破?在心里默念一万遍“赚钱效应”,可能会有答案。我给一个答案:项目。一个项目救活一个所,十个项目带火一个所。所以,竞争到后面,对于优质项目的挖掘、孵化、把控,才是核心。这一点上,资源和创始人格局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本文来源:话夏看市 查看全部
1565664747497279.jpg


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如果问你,目前加密资产领域,市场最大的需求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交易”。这不接受任何反驳。既然交-易是最大的需求,是刚需,也是所有市场活力的起点和终点。

那么,“交易所”在这个领域,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但凡有点野心的,不参与下交-易所这档子事儿,就不好意思出来摆谱。

同样的,在2017年,2018年,都出现了一夜之间冒出无数家交易所的情况,千所大战,盛况空间。每隔一段时间,市场的从业者都会突然反省:原来交-易所还是最赚钱的行当,做交-易所也不是不能成,然后开“干”。

行情,尤其熊市的行情,是验金石,可以检测出人心人性,也能检测出团队的格局和战斗力。同样的,在牛市的时候,说的再好都没用,都赚钱都有钱的时候,谁都不屑于当个坏人;只有在熊市的时候,你看他骂不骂娘才能去评价一个人和团队的秉性。

之前,我约了几个行业里的好朋友头脑风暴,其中一位朋友的话,我记忆深刻,他认为做交易所,任何时候都是一件正确的事情。这位朋友现在沉迷于瑜伽,佛家,这计划可谓是顿悟之后的肺腑之言。那么,沿着这个话,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交-易所这么重要:那交易所这个事,能不能建立护城河呢?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于,有的领域,你发现其实是很难建立护城河的,这跟行业本身的特性有巨大的关系,不是努不努力的问题。那这样的领域,做起来就会很累,很没安全感,即便你有幸把头部的竞争对手干掉了,你也会时刻提防着自己哪天突然被别的对手干掉。

为了更好的分析这个问题,我把事物再聚焦一点,变成:币安、火币,有没有护城河?我申明一下:这两家企业,都是我个人很认可的企业,将其作为分析对象,纯粹是因为他们跻身一线,作为分析对象会更具象,更好理解。

分析一个企业的护城河,我采用了世界顶级评级机构晨星公司的一个框架来展开。在这个框架里,晨星把无形资产、转换成本、网络效应、成本优势、规模效应作为护城河的五个表现,可以作为我们理解商业护城河的重要参考。

下面,我就将根据这五个表现,来系统的分析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是如何运行的。


一、无形资产

无形资产的护城河表现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政府授权、专利技术、品牌。这三个主要的点,在外在表现上虽然大不相同,但在最终呈现的效果上,都体现为:让自身在市场上拥有与众不同的地位。

1、政府授权。简单来说,最普遍的体现就是“牌照”,或者特许经营。比如能源、银行、电信等行业很常见。那么,在加密资产交-易所这块,我们看到币安和火币都不约而同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从目前可查证的信息来看,币安获得了泽西、新加坡、乌干达 (美国)牌照;火币拿到了美(地区)、日、韩三国牌照。而后进者里,ZT在牌照布局上走的也很快,目前已经取得欧盟成员国爱沙尼亚以及马来西亚牌照。当然,ZG这块最重要的牌照,至今没有推出,也就没人拿到,但可以想见的是,这将是大玩家必将争取的最重要的一块牌照。

在加密资产交-易所领域,虽然去中心化交-易所炒的火热,但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随着各国监管的加码,牌照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竞争性优势。

2、品牌。上周末,有一位做交-易所的朋友找我聊天,咨询我在运营和市场方面的一些建议。实话说,我没有做过交-易所,在实际的运营方面可能给不了很落地可执行的建议。但是我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认为用户对于交-易所,最看重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体验流畅、24小时客服响应、安全。

很显然,这并不符合我作为一个加密资产投资者的诉求。我的答案:赚钱效应。这个问题跟品牌怎么联系起来呢?品牌,是我们要给用户传达的一个灵魂,说人话,就是你得给自己贴一个具有竞争优势的“标签”。

你区别于竞争对手的亮点。而这个标签肯定不是随便贴的,一定是和这个行业的本质密切相关,才能最终达成建立竞争优势的目的。比如,加密资产交-易所,你不能像奢侈品一样,给自己贴一个“纯手工打造”的高级标签,你也不能像潮牌一样给自己贴一个“时尚前卫”的标签。

加密资产交易所,对于注册用户来说,本质是交易获利,那么“赚钱效应”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诸如安全、体验等体感方面的东西。那怎么体现出“赚钱效应”呢?

我们来看看币安和火币的做法。首先,是自家的平台币,以今年为例,BNB从4.12美金,涨到了最高点的39.59美金,涨幅860%;HT则从1美金,涨到了5美金,涨幅400%。其次,是通过新增加密资产,创造出不间断的赚钱套利机会。最明显的方式就是不断推出IE0。

在币安打响IE0第一枪之后,一时间,不管大所小所,一窝蜂全部扎堆搞了IE0,短暂的盛况差点以为IC0又活了。然而,也正如之前的判断,IE0最后只会是头部交-易所玩家的游戏,正如现在一样,投资者在踩过几次坑之后,最后也只对大所的IEO还有参与的动力。

IE0本身背后体现的是交-易所对于优质项目的吸引力、孵化能力、把控能力、资金实力、资源整合能力。换句话说,最终IE0“这盘菜”端到用户面前的时候,好不好吃,就是能不能让更多的用户赚到钱,或者说看到可以赚到钱的机会。

1565664747758563.jpg


所以,你看到很多小所的IE0,上来就是高点,然后一蹶不振,或者就是没流通盘,玩单机自己拉着玩,真实的二级市场用户根本没有赚钱的可能性。

对比起来,币安、火币的IE0从最开始的拼手速+运气,规则都变成了申购之后抽签决定;此外,上线之后,除了几倍的绝对打新涨幅之外,在回调一段时间后,都会有二次拉升的表现。

于此同时,在时不时的时候,还会出现类似股市里次新股板块的板块集体拉升行情。而这些,最终体现出来,给用户的潜台词就是:来我这里玩吧,我这里你有机会赚到钱。久而久之,“具有赚钱效应”这个品牌就深入人心了。

我们举个最极端的例子来说明“赚钱效应”的重要性——抹茶我们都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抹茶这个交易所像一个网红一样,不断刷新自己在行业内的知名度。从势头上来说,俨然已经跻身二线,冲击一线交-易所的架势。抹茶这半年的大跃升,我们可以简单概括为几个大步骤:抢跑优质币、上线模式币、拉升平台币。

抢跑优质币的鼻祖应该是币系,只是后面没坚持下去。在抢跑优质币这件事上,抹茶发扬光大了,从最开始TT、IRIS、NEW、FET,到后面的波卡期货。而且,最后人们发现,在上面不仅可以早早买到一些不错的币,甚至最后发现有些币的最高价就是在抢跑阶段抹茶上出现的。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上线模式币,最知名的,大概就是VDS了,而后上的FDS、HDS等已经算是锦上添花。模式币,赤裸裸的就透露出金钱的味道,而且,的确,早期从抹茶上参与模式币的人,也都赚到钱了。以致于后面给人一个潜在的印象:抹茶上的,是不是都带模式,能赚钱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拉升平台币MX。这个拉升并不是说是抹茶自己拉的,别误会。但是,抹茶从低点起来,涨了100倍+,这不管是哪股“神秘力量”所为,最终都给用户一个声音,买抹茶能赚钱,抹茶哪里买?当然只能去抹茶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这几个组合拳打完之后,“上抹茶”变成了项目方的一个利好了。所以,你会发现,不管是准一线,还是说成功突围正在进军一线的交-易所玩家,几乎不约而同将自己的品牌标签往“赚钱效应”上靠。

3、专利技术。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不能说没有技术,但是一定不是技术驱动的。所以,专利技术不是竞争的要点。


二、转换成本

转换成本,就是我们更换一种产品或服务时所付出的成本。这种成本不仅仅体现在金钱上,还可能是时间、精力、劳动量的成本。比如说银行,是典型的具有转换成本护城河的行业。我们的工资卡如果绑定一种银行的话,基本上所有的业务,支付宝、微信、淘宝、券商的业务也都绑定在这一个银行卡上。即使其他的银行给出更优惠的条件,我们基本上也不会选择更换成另一家银行的服务,因为我们需要为此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比如高铁,当你采用一套高铁技术标准之后,你可能很多的保养维护配套设施、建造方案、电子和动力控制系统等都要配套。这个时候,你要换一套技术标准成本非常高。那交-易所存在这样的转换成本吗?答案是:几乎没有。我可以在币安开账户,也可以在火币开账户,我可以在任何一个交-易所开账户,并没有哪个交-易所能限制这一点。同样的,我的资产可以在这些平台之间转移。所以,寄希望于通过拉升用户的转换成本来建立护城河,在交-易所这个行当行不通。


三、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护城河就是随着用户人数的增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也在提高。比如说,腾讯的社交产品微信,由于你的同事、亲人、朋友、合作伙伴等等都在用微信相互协作和沟通。这个即便再出现一个比微信更好用的产品,但你的这些社会关系不去用,你依然不会选择它。那么,我们问一句话,随着用户数的提升,交-易所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有得到提高吗?似乎有那么一点,但是不强。你不会因为你的同事、朋友都用币安,而离不开币安。但是,可能会因为他们都在用币安,在同等条件下,更信赖币安。所以,寄希望于通过创造网络效应来建立护城河,也不是一个好的方向。


四、成本优势

这种护城河常见于生产标准化产品的行业,其产品的可替代性较强。成本优势护城河主要来自四个方面,先进的流程优势、优越的地理位置、与众不同的资源和规模效应。交-易所这个领域,主要的成本支出包括人工成本、办公设备成本、服务器成本、宣发成本、风控成本等。而这些成本支出当中,很难有特殊方法可以建立起巨大的优势。并且,比起利润,这些成本所占的比例本身比较小,不具有大幅压缩的空间。


五、规模优势

放到交-易所这个行业,规模优势带来的最大好处在于,提升了交易深度。这对于大户交-易者来说,具有较大的吸引力。同时,对于吸引优质项目,也会有一定的优势。当然,本质上来说,不断积累起更大的用户规模,是交-易所一切运营策略的最终目标,而不是手段。


总结:这样一分析之后,我们大概能看出一些门道了,即交易所,尤其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你会发现,其实就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就这两件事,你再一仔细想,其实贴合了金融的两个本质:特许经营和交易。并且,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之前,围绕打造“赚钱效应”展开运营策略,将是交易所们的唯一竞争点。稍有懈怠,就将掉队。这不是耸人听闻,前有张健的Fcoin旱地拔葱、后有抹茶的异军突起。这些都是深谙“赚钱效应”之道的玩家,虽然最后没有保持住优势,但是并不妨碍我们作为依据来佐证。

保持“赚钱效应”可以是护城河吗?显然这不能说是护城河,而是保持优势的持续性动作。因此,客观而言,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的情况下,币安、火币等目前的一线交-易所,并没有特别有说服力的护城河,后进者依然有机会进来喝汤吃肉。

比如ZT这样的后进交-易所,本身已经上线一年多,注册用户突破150万。在系统安全、交易体验、以及24小时客服响应上已经打磨的比较完善了,后期全力发力打造平台“赚钱效应”,持续为用户推出优质项目,将更快得到发展。之前跟ZT的联合创始人沟通,也透露出了后续相关的计划,值得期待。

最后,我们还可以畅想一下如果作为交-易所的新玩家,应该怎么突破?在心里默念一万遍“赚钱效应”,可能会有答案。我给一个答案:项目。一个项目救活一个所,十个项目带火一个所。所以,竞争到后面,对于优质项目的挖掘、孵化、把控,才是核心。这一点上,资源和创始人格局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本文来源:话夏看市

加密衍生品交易所Blade获Coinbase等机构430万美元投资,杠杆最高达150倍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6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8月13日消息,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所Blade宣布完成43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投资者包括Coinbase、SV Angel、A.Capital、Slow Ventures、Justin Kan和Adam D'Angelo,据悉,这家交易所计划在三周后正式上线。

在成立公司之前,Blade首席执行官Jeff Byun和他的联合创始人Henry Lee创建了Orderahead平台,该平台最终于2017年被Square部分收购。

据8月12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Blade的目标是提供基于加密货币的永续掉期合约交易,其还提供了三项新的改进。

首先,永续合约将使用标准的简单合约来拟定,第二,永续合约将使用USDT稳定币进行结算及作为保证金。第三,对于加密货币交易对,交易的杠杆率最高可达到150倍。

与常规期货合约不同,永续合约并不存在到期日的概念。如报告中所示,Blade预计会上线7个不同的交易对(涉及BTC、门罗币、狗狗币、Zcash、瑞波、币安币和USDT)。

据悉,由于美国政府机构对加密货币的监管更为严格,美国投资者将无法合法参与Blade交易所的交易。Blade本身是一家拥有美国子公司的离岸实体,其主要面向市场是东亚地区。

    “这是一个分支市场,” Byun告诉TechCrunch,“要么你成为像Coinbase、Gemini或Bitrex这样的交易所,它们迎合高度管制的美国市场,要么是成为监管较少的非美国市场的交易所,但这正是交易量最大的地方。”


虽然该平台距离正式上线还有三周的时间,但其创始人还是表达出了其野心,Byun评论称:

    “从长远来看,我们希望成为加密货币世界的CME,Coinbase和币安正在构建加密货币世界的基础结构,而我认为我们亦是如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衍生品是风险转移的核心,我们希望在加密货币市场中构建风险转移的基础层。”



原文:https://techcrunch.com/2019/08/12/blade-raises-4-3m-from-coinbase-sv-angel-to-reshape-cryptocurrency-derivatives-trading/
作者:Lucas Matney
编译:隔夜的粥 查看全部
201908130124266256.jpg

 8月13日消息,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所Blade宣布完成43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投资者包括Coinbase、SV Angel、A.Capital、Slow Ventures、Justin Kan和Adam D'Angelo,据悉,这家交易所计划在三周后正式上线。

在成立公司之前,Blade首席执行官Jeff Byun和他的联合创始人Henry Lee创建了Orderahead平台,该平台最终于2017年被Square部分收购。

据8月12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Blade的目标是提供基于加密货币的永续掉期合约交易,其还提供了三项新的改进。

首先,永续合约将使用标准的简单合约来拟定,第二,永续合约将使用USDT稳定币进行结算及作为保证金。第三,对于加密货币交易对,交易的杠杆率最高可达到150倍。

与常规期货合约不同,永续合约并不存在到期日的概念。如报告中所示,Blade预计会上线7个不同的交易对(涉及BTC、门罗币、狗狗币、Zcash、瑞波、币安币和USDT)。

据悉,由于美国政府机构对加密货币的监管更为严格,美国投资者将无法合法参与Blade交易所的交易。Blade本身是一家拥有美国子公司的离岸实体,其主要面向市场是东亚地区。


    “这是一个分支市场,” Byun告诉TechCrunch,“要么你成为像Coinbase、Gemini或Bitrex这样的交易所,它们迎合高度管制的美国市场,要么是成为监管较少的非美国市场的交易所,但这正是交易量最大的地方。”



虽然该平台距离正式上线还有三周的时间,但其创始人还是表达出了其野心,Byun评论称:


    “从长远来看,我们希望成为加密货币世界的CME,Coinbase和币安正在构建加密货币世界的基础结构,而我认为我们亦是如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衍生品是风险转移的核心,我们希望在加密货币市场中构建风险转移的基础层。”




原文:https://techcrunch.com/2019/08/12/blade-raises-4-3m-from-coinbase-sv-angel-to-reshape-cryptocurrency-derivatives-trading/
作者:Lucas Matney
编译:隔夜的粥

被枪杀、被边控、被全球流放,交易所创始人是币圈最危险职业吗?

特写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8 11:47 • 来自相关话题

一周前,波兰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market 的共同所有人(co-owner)Tobias Niemiro 头部中枪,死在了自己的故乡;

7 月中旬,因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调查,一向高调的 BitMEX CEO Arthur Hayes 神秘消失;

今年年初,加拿大交易所 QuadrigaCX 创始人 Gerald Cotten 在印度因意外去世,但关于他诈死的猜测愈演愈烈。

被枪杀、被监管、被边控、被反复调查、被全球流放……虽然交易所站在加密货币食物链顶端,交易所创始人无需加冕自带王冠,但在鲜花掌声外,交易所创始人,可以说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世界最危险的职业。

 
缘分天注定
 

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历史,从 2006 年开始书写。

这一年,P2P 传输网络“电驴”创始人 Jed Mc Caleb 一时兴起创办了 Mt.Gox。

一开始,Mt.Gox 只是一个游戏网站,后来 Jed 偶然在一篇文章中看到比特币,为了方便现实中进行比特币交易,干脆让 Mt.Gox 转型成为比特币交易所。

这是比特币交易所萌芽阶段,一个月后,Mt.Gox 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占据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 70%,并在很长时间内,一枝独秀。

2011 年 3 月,Jed 将 Mt.Gox 转给了 Mark Karpeles。由于 Mark 居住在法国,而且身材微胖,因此被比特币爱好者们称为“法胖”。

比特币渐渐走出极客的世界。2013 年,创立了团购网站“万团网”,进军餐饮 O2O 均告失败的徐明星经过仔细研究后,深信比特币前景辽阔,于是融资 500 万创立了比特币交易平台 OKCoin 币行网,再次创业。

像徐明星一样三次“流浪”的还有李林。从甲骨文离职的李林,先后做了社交网站“友谊网”、团购网站“人人折”,2013 年购买了域名“huobiwang”,创立了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

缘分在此时就已经注定,几乎同时成立的火币网和 OKCoin 见证了中国加密货币发展历史,既是彼此最想除去的死对头,又是监管下抱团取暖的伙伴。

2013 年,国外有年轻人同样注意到了加密货币交易所这块蓝海。

在温哥华,一群年轻的比特币爱好者时常聚会,热烈地讨论着比特币等问题。Gerald Cotton 也是其中一员。

“加拿大公民购买比特币的渠道并不多,只能采用电汇的方式,将钱转到日本的 Mt.Gox,然后再进行交易。”在一次采访中,年仅 26 岁的 Gerald 这样回忆 2013 年夏天。

瞄准了这一空白市场,2013 年圣诞节,Gerald 和另一个合伙人共同创办了 QuadrigaCX 交易所。

离温哥华 4800 公里远的纽约,曾经的衍生品交易员 Arthur Hayes 正在研读比特币白皮书。

彼时,他刚被花旗银行炒鱿鱼,在 Zero Hedge 上听闻比特币价格冲到了 250 美元,“比特币真酷”,他这样感叹,并开始探索进行比特币交易。

与李林和徐明星不同的是,Arthur 有着对金融产品的认知和丰富的交易经验,他敏锐地察觉到期货的流通量远超股票市场。

于是 2014 年 1 月份他说服了另外两个合伙人一起创建了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 BitMEX,10 个月之后正式上线官网。

即使是现在,在谈起当年创办 BitMEX 的那段经历,Arthur Hayes 仍觉得自己“万分幸运”。

同样是在 2013 年,从加拿大顶级学府麦吉尔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后,赵长鹏在全世界频繁跳槽。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一个扑克牌友那里听说了比特币,也产生了兴趣,他加入了 OKCoin,和徐明星、何一并称为“三剑客”。

 
甜蜜的红利
 

交易所创办起来后,随着比特币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入场的玩家也越来越多。

2013 年 5 月中旬,被法胖接盘的 Mt.Gox 依然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其每天处理的交易量最高占全球比特币交易总量的 80%,法胖也因此被很多人称为“比特币大亨”。

但这个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突然轰然倒塌。

2013 年 11 月,有用户发现在 Mt.Gox 上提取比特币要等上好几个月。2014 年 2 月,有媒体爆料 Mt.Gox 被盗,丢失了 85 万个比特币。

有媒体调查后发现,从 2013 年开始,有一个网名叫“Willy”的人,每隔 5-10 分钟就建立一个新账号来购买比特币,每次买 10-20 个。前后大概买了 20 万枚比特币。

圈内怀疑“Willy”就是法胖,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法胖监守自盗,但并没有确切证据。





▲ 当年“Willy”的交易截图


受 Mt.Gox 被盗事件影响,市场上的交易所遭遇巨大信任危机,比特币也一度元气大伤,从当时的 600 美元跳水到 400 美元。

虽然 Mt.Gox 后来在一个钱包中找到近 20 万枚比特币,但法院及 Mt.Gox 至今未能确认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将这笔资金归还给受害者。

然而在当时的市场上,与法胖的“水深火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交易所创始人靠着市场上的巨大空白、监管的宽松和竞争对手的缺乏而吃下了不少“甜蜜的红利”。

为了吸引更多用户到火币上来进行交易,李林在 2013 年 9 月 20 日免除了比特币交易手续费(后于 2017 年恢复)。到 2013 年年底,火币网平台累计交易量达到 300 亿人民币,成为全国最大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

而徐明星也不甘示弱。他别出心裁的选择莱特币作为突破口,在 2013 年 11 月份推出莱特币交易对,免除莱特币交易手续费,以币价低、获利高为噱头大力进行宣传。

正是在徐明星的策略下,2013 年 12 月,OKCoin 宣布莱特币交易额达到 850 万个,日处理资金量达到 30 亿元。这是当时全球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最高纪录。

5 个月后,徐明星宣布 OKCoin 超越火币网,成为世界比特币交易成交量第一的交易所。

此后的三年中,徐明星和李林一直在暗中较劲。而两人争斗白热化,是在 2014 年 10 月 31 日,火币网和 OKCoin 在同一天宣布上 20 倍杠杆。

同一时间,北美地区的 Gerald 和 Arthur 也在大跨步的前进。

温哥华也掀起了一股比特币热潮,在 Gerald 带领下的 QuadrigaCX 也吃到了第一批用户红利。

仅仅在 2015 年,QuadrigaCX 处理的比特币交易量大约就占据了整个加拿大的 60%~90%,QuadrigaCX 成为加拿大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Arthur 的比特币期货生意也越来越好。到 2019 年,BitMEX 处理了全球 90% 以上的比特币期货交易,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

但急速崛起背后,风险悄然而至。

 
敌意与质疑
 

2017 年,“九四”到来,加密货币市场再次出现大地震。

“九四”政策叫停了所有 ICO 项目,也迫使 OKCoin、火币网等停止新用户注册和充值,以这两个为首的国内交易所纷纷转移主体至海外。

据知情人士称,“九四”那段时间,李林的精神和身体状况很不好,甚至一度被传患上抑郁症。他还打算卖掉火币网,但由于种种原因,这笔交易没有达成。

但全民炒币的热情,已经被点燃。到了 2017 年年底,比特币价格达到史上最高的 2 万美元。即使几个月前才经历过“九四”的洗礼,创始人们在当时也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迅速转移海外的币安,没有因为“九四”受到太大的影响,并且成功“接收”国内的用户,通过高调的波场营销活动、创新的平台币模式,币安迅速崛起,在 7 个月内超越火币网和 OKCoin ,成为当时全球第一大交易所。

币安奇袭,火币网和 OKCoin 反攻。

2017 年 12 月,OKCoin 的运营方 OKEx 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的融资;2018 年 1 月起,OKCoin 在一个月内上线超过 20 个 ICO 项目。

而在 2018 年 1 月12 日至 17 日,火币网更是在 5 天内上线 7 个 ICO 项目;同时火币网员工数量迅速扩展到 1300 人,业务布局也在极力扩张。

两个不甘示弱、彼此竞争的对手,在不断膨胀的同时,还没意识到真正的危机降临得如此之快。

在比特币价格到达顶峰后,随后的一年时间里便一路下降,形成了 2018 年一整年的熊市行情。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有多名 OKEx 的用户爆料自己频繁被曝仓。大批维权者聚集在 OKCoin 北京总部大楼,要徐明星给个说法,甚至有激进的用户要当场喝敌敌畏自杀。





▲ 维权者拉起横幅向徐明星索赔


2018 年 3 月,一篇名为《敌敌畏洒向徐明星》的文章指出,运营 OKCoin 的主体 OKEx 平台存在数据造假、操纵交易的嫌疑。而同时任职 OKCoin 和 OKEx 的徐明星既是“赌场”的主人,又是出“老千”的人。

坏消息接踵而来。OKEx 的 CEO 李书沸在 5 月离徐明星而去,归顺李林的火币网,投入了“敌方战壕”;加上赵长鹏、何一的出走,币安的崛起,徐明星被质疑“刚愎自负”、“留不住人才”。

李林那边的生活也不好过。火币网内部技术人才不断流失、新员工的不断加入导致公司人员流动率极大,进而造成部门效率低下、内部腐败频发。

原本 3 月份还向记者表示要“投奔新生活”的李林,这时不得不开始在公司内部大规模裁员。这也导致许多被裁员工对李林颇具微词。

而此时的赵长鹏,虽然日子比李林和徐明星要好过很多,却为了逃避监管,只能带着币安在全球“流浪”。

2018 年 3 月,日本金融厅以币安没有在日本注册为由向其发出警告。为了避免与日本法规发生冲突,赵长鹏不得不带着币安“搬家”去马耳他。从那以后,赵长鹏和他的币安在欧洲、非洲、东南亚频繁出现。

这场熊市,让加密货币市场元气大伤,交易所创始人首当其冲。

 
意外的结局
 

今年,加密货币市场从熊市泥沼中挣脱,比特币等主流币价格开始复苏。但熬过了熊市的创始人们,要直面的挑战,是监管。

不是“九四”时期的“一刀切”,而是更审慎、细致、渗透到业务血管中的监管。

著名经济学家“末日博士” Nouriel Roubin 一直对 BitMEX 和 Arthur 持强烈批判态度。今年 7 月 2 日的亚洲区块链峰会上,Nouriel 在和 Arthur 展开的一场“Tangle in Taipei”辩论中表示,Arthur 创立的 BitMEX 并没有满足 KYC 和 AML 监管要求。

7 月 17 日,Nouriel 又发推称 BitMEX 参与了一系列非法活动,包括洗钱、内部交易等。两天后,CFTC 展开对 BitMEX 的调查。

而两周后消失在了大众视野中的 Arthur,8 月 1 日突然在推特上出现,表示自己现在在一艘游艇上做交易,背景是一片热带丛林,还说 9 月再与大家见面。





▲ Arthur 推文截图


在国内,交易所创始人被监管的表现是“被边控”。比如,面对孙宇晨共赴巴菲特午餐的邀约,李林婉言谢绝了。外界猜测李林至今仍被限制出境。

但他们都不是最煎熬的。

Gerald 和他的 QuadrigaCX 没能等到这次加密货币复苏。2019 年 1 月 15 日,QuadrigaCX 官方宣布 Gerald 一个多月前因意外去世,同时平台欠债权人超 10 亿人民币无法归还给用户,因为它们被创始人放在冷钱包里无法取出。

消息一出,大量用户在 Twitter 等社交平台上大肆讨伐 QuadrigaCX 和 Gerald 。有人质疑医院并未公布 Gerald 的死亡细节;还有人怀疑 Gerald 是用假死掩盖卷款潜逃。

2019 年 6 月 20 日,安永会计事务所在调查中发现,Gerald 曾盗用用户资金进行保证金交易,还把大量客户资金转入自己的账户中。这让人们对于 Gerald 监守自盗越发深信不疑。

而在众多交易所创始人里,波兰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market 共同所有人 Tobias 落得了最为凄惨的结局。

7 月 25 日,正值壮年的他被发现头部中枪,死在了家乡的森林里。警方初步判断是自杀,不排除他杀的可能。

但 Tobias 在去世前几个小时给一个商人发送了一份长篇电子邮件,里面的内容提到他“发现自己身处阴暗的商人环境中”,还列出了一些人名。外界认为, Tobias 很可能死于商业谋杀。

相比之下,置于暴风眼中法胖如今却颇为平静。

2019 年 3 月 15 日,日本检方正式宣布法胖因篡改财务记录罪被判刑 2 年零 6 个月,缓刑 4 年。

2019 年 6 月 5 日,日本《每日新闻报》文章表示,法胖透露他将在日本注册一家新的区块链技术公司 Tristan Technologies Co.,并担任该公司的首席技术官。

快节奏的周期、不确定的监管、依然草莽的行业环境、巨大财富带来的人性挑战和外部威胁,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创始人们要时刻面对的挑战。

除此之外,他们在享受一个快速崛起和信息不对称的行业的所有红利。

一组数据可以证明:

OKCoin 在 2018 年全年营收 4.2 亿美元;币安 2019 年第二季度净利润超过 1 亿美元;火币网第二季度营收为 2.7 亿美元……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加密货币的时代机遇,可能是一生命运的转折点,也可能是暗中标好价格的礼物。


文 / 31QU 小壳 查看全部
20190807190503uokY.jpeg


一周前,波兰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market 的共同所有人(co-owner)Tobias Niemiro 头部中枪,死在了自己的故乡;

7 月中旬,因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调查,一向高调的 BitMEX CEO Arthur Hayes 神秘消失;

今年年初,加拿大交易所 QuadrigaCX 创始人 Gerald Cotten 在印度因意外去世,但关于他诈死的猜测愈演愈烈。

被枪杀、被监管、被边控、被反复调查、被全球流放……虽然交易所站在加密货币食物链顶端,交易所创始人无需加冕自带王冠,但在鲜花掌声外,交易所创始人,可以说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世界最危险的职业。

 
缘分天注定
 

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历史,从 2006 年开始书写。

这一年,P2P 传输网络“电驴”创始人 Jed Mc Caleb 一时兴起创办了 Mt.Gox。

一开始,Mt.Gox 只是一个游戏网站,后来 Jed 偶然在一篇文章中看到比特币,为了方便现实中进行比特币交易,干脆让 Mt.Gox 转型成为比特币交易所。

这是比特币交易所萌芽阶段,一个月后,Mt.Gox 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占据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 70%,并在很长时间内,一枝独秀。

2011 年 3 月,Jed 将 Mt.Gox 转给了 Mark Karpeles。由于 Mark 居住在法国,而且身材微胖,因此被比特币爱好者们称为“法胖”。

比特币渐渐走出极客的世界。2013 年,创立了团购网站“万团网”,进军餐饮 O2O 均告失败的徐明星经过仔细研究后,深信比特币前景辽阔,于是融资 500 万创立了比特币交易平台 OKCoin 币行网,再次创业。

像徐明星一样三次“流浪”的还有李林。从甲骨文离职的李林,先后做了社交网站“友谊网”、团购网站“人人折”,2013 年购买了域名“huobiwang”,创立了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

缘分在此时就已经注定,几乎同时成立的火币网和 OKCoin 见证了中国加密货币发展历史,既是彼此最想除去的死对头,又是监管下抱团取暖的伙伴。

2013 年,国外有年轻人同样注意到了加密货币交易所这块蓝海。

在温哥华,一群年轻的比特币爱好者时常聚会,热烈地讨论着比特币等问题。Gerald Cotton 也是其中一员。

“加拿大公民购买比特币的渠道并不多,只能采用电汇的方式,将钱转到日本的 Mt.Gox,然后再进行交易。”在一次采访中,年仅 26 岁的 Gerald 这样回忆 2013 年夏天。

瞄准了这一空白市场,2013 年圣诞节,Gerald 和另一个合伙人共同创办了 QuadrigaCX 交易所。

离温哥华 4800 公里远的纽约,曾经的衍生品交易员 Arthur Hayes 正在研读比特币白皮书。

彼时,他刚被花旗银行炒鱿鱼,在 Zero Hedge 上听闻比特币价格冲到了 250 美元,“比特币真酷”,他这样感叹,并开始探索进行比特币交易。

与李林和徐明星不同的是,Arthur 有着对金融产品的认知和丰富的交易经验,他敏锐地察觉到期货的流通量远超股票市场。

于是 2014 年 1 月份他说服了另外两个合伙人一起创建了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 BitMEX,10 个月之后正式上线官网。

即使是现在,在谈起当年创办 BitMEX 的那段经历,Arthur Hayes 仍觉得自己“万分幸运”。

同样是在 2013 年,从加拿大顶级学府麦吉尔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后,赵长鹏在全世界频繁跳槽。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一个扑克牌友那里听说了比特币,也产生了兴趣,他加入了 OKCoin,和徐明星、何一并称为“三剑客”。

 
甜蜜的红利
 

交易所创办起来后,随着比特币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入场的玩家也越来越多。

2013 年 5 月中旬,被法胖接盘的 Mt.Gox 依然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其每天处理的交易量最高占全球比特币交易总量的 80%,法胖也因此被很多人称为“比特币大亨”。

但这个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突然轰然倒塌。

2013 年 11 月,有用户发现在 Mt.Gox 上提取比特币要等上好几个月。2014 年 2 月,有媒体爆料 Mt.Gox 被盗,丢失了 85 万个比特币。

有媒体调查后发现,从 2013 年开始,有一个网名叫“Willy”的人,每隔 5-10 分钟就建立一个新账号来购买比特币,每次买 10-20 个。前后大概买了 20 万枚比特币。

圈内怀疑“Willy”就是法胖,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法胖监守自盗,但并没有确切证据。

20190807190503hHd9.jpeg

▲ 当年“Willy”的交易截图


受 Mt.Gox 被盗事件影响,市场上的交易所遭遇巨大信任危机,比特币也一度元气大伤,从当时的 600 美元跳水到 400 美元。

虽然 Mt.Gox 后来在一个钱包中找到近 20 万枚比特币,但法院及 Mt.Gox 至今未能确认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将这笔资金归还给受害者。

然而在当时的市场上,与法胖的“水深火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交易所创始人靠着市场上的巨大空白、监管的宽松和竞争对手的缺乏而吃下了不少“甜蜜的红利”。

为了吸引更多用户到火币上来进行交易,李林在 2013 年 9 月 20 日免除了比特币交易手续费(后于 2017 年恢复)。到 2013 年年底,火币网平台累计交易量达到 300 亿人民币,成为全国最大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

而徐明星也不甘示弱。他别出心裁的选择莱特币作为突破口,在 2013 年 11 月份推出莱特币交易对,免除莱特币交易手续费,以币价低、获利高为噱头大力进行宣传。

正是在徐明星的策略下,2013 年 12 月,OKCoin 宣布莱特币交易额达到 850 万个,日处理资金量达到 30 亿元。这是当时全球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最高纪录。

5 个月后,徐明星宣布 OKCoin 超越火币网,成为世界比特币交易成交量第一的交易所。

此后的三年中,徐明星和李林一直在暗中较劲。而两人争斗白热化,是在 2014 年 10 月 31 日,火币网和 OKCoin 在同一天宣布上 20 倍杠杆。

同一时间,北美地区的 Gerald 和 Arthur 也在大跨步的前进。

温哥华也掀起了一股比特币热潮,在 Gerald 带领下的 QuadrigaCX 也吃到了第一批用户红利。

仅仅在 2015 年,QuadrigaCX 处理的比特币交易量大约就占据了整个加拿大的 60%~90%,QuadrigaCX 成为加拿大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Arthur 的比特币期货生意也越来越好。到 2019 年,BitMEX 处理了全球 90% 以上的比特币期货交易,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

但急速崛起背后,风险悄然而至。

 
敌意与质疑
 

2017 年,“九四”到来,加密货币市场再次出现大地震。

“九四”政策叫停了所有 ICO 项目,也迫使 OKCoin、火币网等停止新用户注册和充值,以这两个为首的国内交易所纷纷转移主体至海外。

据知情人士称,“九四”那段时间,李林的精神和身体状况很不好,甚至一度被传患上抑郁症。他还打算卖掉火币网,但由于种种原因,这笔交易没有达成。

但全民炒币的热情,已经被点燃。到了 2017 年年底,比特币价格达到史上最高的 2 万美元。即使几个月前才经历过“九四”的洗礼,创始人们在当时也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迅速转移海外的币安,没有因为“九四”受到太大的影响,并且成功“接收”国内的用户,通过高调的波场营销活动、创新的平台币模式,币安迅速崛起,在 7 个月内超越火币网和 OKCoin ,成为当时全球第一大交易所。

币安奇袭,火币网和 OKCoin 反攻。

2017 年 12 月,OKCoin 的运营方 OKEx 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的融资;2018 年 1 月起,OKCoin 在一个月内上线超过 20 个 ICO 项目。

而在 2018 年 1 月12 日至 17 日,火币网更是在 5 天内上线 7 个 ICO 项目;同时火币网员工数量迅速扩展到 1300 人,业务布局也在极力扩张。

两个不甘示弱、彼此竞争的对手,在不断膨胀的同时,还没意识到真正的危机降临得如此之快。

在比特币价格到达顶峰后,随后的一年时间里便一路下降,形成了 2018 年一整年的熊市行情。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有多名 OKEx 的用户爆料自己频繁被曝仓。大批维权者聚集在 OKCoin 北京总部大楼,要徐明星给个说法,甚至有激进的用户要当场喝敌敌畏自杀。

20190807190505WE0K.jpeg

▲ 维权者拉起横幅向徐明星索赔


2018 年 3 月,一篇名为《敌敌畏洒向徐明星》的文章指出,运营 OKCoin 的主体 OKEx 平台存在数据造假、操纵交易的嫌疑。而同时任职 OKCoin 和 OKEx 的徐明星既是“赌场”的主人,又是出“老千”的人。

坏消息接踵而来。OKEx 的 CEO 李书沸在 5 月离徐明星而去,归顺李林的火币网,投入了“敌方战壕”;加上赵长鹏、何一的出走,币安的崛起,徐明星被质疑“刚愎自负”、“留不住人才”。

李林那边的生活也不好过。火币网内部技术人才不断流失、新员工的不断加入导致公司人员流动率极大,进而造成部门效率低下、内部腐败频发。

原本 3 月份还向记者表示要“投奔新生活”的李林,这时不得不开始在公司内部大规模裁员。这也导致许多被裁员工对李林颇具微词。

而此时的赵长鹏,虽然日子比李林和徐明星要好过很多,却为了逃避监管,只能带着币安在全球“流浪”。

2018 年 3 月,日本金融厅以币安没有在日本注册为由向其发出警告。为了避免与日本法规发生冲突,赵长鹏不得不带着币安“搬家”去马耳他。从那以后,赵长鹏和他的币安在欧洲、非洲、东南亚频繁出现。

这场熊市,让加密货币市场元气大伤,交易所创始人首当其冲。

 
意外的结局
 

今年,加密货币市场从熊市泥沼中挣脱,比特币等主流币价格开始复苏。但熬过了熊市的创始人们,要直面的挑战,是监管。

不是“九四”时期的“一刀切”,而是更审慎、细致、渗透到业务血管中的监管。

著名经济学家“末日博士” Nouriel Roubin 一直对 BitMEX 和 Arthur 持强烈批判态度。今年 7 月 2 日的亚洲区块链峰会上,Nouriel 在和 Arthur 展开的一场“Tangle in Taipei”辩论中表示,Arthur 创立的 BitMEX 并没有满足 KYC 和 AML 监管要求。

7 月 17 日,Nouriel 又发推称 BitMEX 参与了一系列非法活动,包括洗钱、内部交易等。两天后,CFTC 展开对 BitMEX 的调查。

而两周后消失在了大众视野中的 Arthur,8 月 1 日突然在推特上出现,表示自己现在在一艘游艇上做交易,背景是一片热带丛林,还说 9 月再与大家见面。

20190807190505H5gN.jpeg

▲ Arthur 推文截图


在国内,交易所创始人被监管的表现是“被边控”。比如,面对孙宇晨共赴巴菲特午餐的邀约,李林婉言谢绝了。外界猜测李林至今仍被限制出境。

但他们都不是最煎熬的。

Gerald 和他的 QuadrigaCX 没能等到这次加密货币复苏。2019 年 1 月 15 日,QuadrigaCX 官方宣布 Gerald 一个多月前因意外去世,同时平台欠债权人超 10 亿人民币无法归还给用户,因为它们被创始人放在冷钱包里无法取出。

消息一出,大量用户在 Twitter 等社交平台上大肆讨伐 QuadrigaCX 和 Gerald 。有人质疑医院并未公布 Gerald 的死亡细节;还有人怀疑 Gerald 是用假死掩盖卷款潜逃。

2019 年 6 月 20 日,安永会计事务所在调查中发现,Gerald 曾盗用用户资金进行保证金交易,还把大量客户资金转入自己的账户中。这让人们对于 Gerald 监守自盗越发深信不疑。

而在众多交易所创始人里,波兰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market 共同所有人 Tobias 落得了最为凄惨的结局。

7 月 25 日,正值壮年的他被发现头部中枪,死在了家乡的森林里。警方初步判断是自杀,不排除他杀的可能。

但 Tobias 在去世前几个小时给一个商人发送了一份长篇电子邮件,里面的内容提到他“发现自己身处阴暗的商人环境中”,还列出了一些人名。外界认为, Tobias 很可能死于商业谋杀。

相比之下,置于暴风眼中法胖如今却颇为平静。

2019 年 3 月 15 日,日本检方正式宣布法胖因篡改财务记录罪被判刑 2 年零 6 个月,缓刑 4 年。

2019 年 6 月 5 日,日本《每日新闻报》文章表示,法胖透露他将在日本注册一家新的区块链技术公司 Tristan Technologies Co.,并担任该公司的首席技术官。

快节奏的周期、不确定的监管、依然草莽的行业环境、巨大财富带来的人性挑战和外部威胁,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创始人们要时刻面对的挑战。

除此之外,他们在享受一个快速崛起和信息不对称的行业的所有红利。

一组数据可以证明:

OKCoin 在 2018 年全年营收 4.2 亿美元;币安 2019 年第二季度净利润超过 1 亿美元;火币网第二季度营收为 2.7 亿美元……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加密货币的时代机遇,可能是一生命运的转折点,也可能是暗中标好价格的礼物。


文 / 31QU 小壳

禁止匿名账户是第一步,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想要直接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

地区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7 11:24 • 来自相关话题

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FSC)下属的金融情报部门(FIU)披露了一项直接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并将其纳入监管体系的计划。目前,FIU通过对银行的行政指导间接控制加密货币交易所。

一位FIU官员8月6日表示,政府将通过引入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建议的“加密货币交易许可制度”,提高加密货币交易的透明度。

FIU管理和规划主管Lee Tae-hoon说:

    “《特定金融交易信息的报告和使用法案》代表了FATF对加密货币发布的国际标准。如果国民议会能通过这一法案的修正案,那么就能有效防止通过加密货币的洗钱活动。”


Lee在国民议会办公室举行的一场公开听证会上发表了上述讲话。

    “如果修正案得到立法者的批准,我们可以通过从目前通过商业银行进行的间接监管转向直接监管,从而提高监管的有效性。”


关于交易所管理方面,加密交易所与法律圈均指出,监管部门要想银行向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实名账户,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要确保所有交易所都有与传统金融公司相同等级的实名认证和反洗钱系统。

继今年6月FATF发布新规,要求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所共享客户信息之后,韩国已经开始行动。上个月,韩国第二大金融集团新韩银行开始采取更严格的措施分析交易所账户和检查交易,旨在彻底废除国内的匿名加密货币交易。

而本次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考虑直接监管交易所更是显示了其监管态度。

尽管韩国早在去年1月就禁止使用匿名银行账户交易加密货币,但这依然无法彻底解决问题。很多小型加密货币交易所通过暗中向投资者提供企业银行账户获利,这类账户也被称为“蜂巢账户”,目前政府尚未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原文:http://www.businesskorea.co.kr/news/articleView.html?idxno=34677
作者:Yoon Young-sil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201908070317206635.jpg

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FSC)下属的金融情报部门(FIU)披露了一项直接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并将其纳入监管体系的计划。目前,FIU通过对银行的行政指导间接控制加密货币交易所。

一位FIU官员8月6日表示,政府将通过引入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建议的“加密货币交易许可制度”,提高加密货币交易的透明度。

FIU管理和规划主管Lee Tae-hoon说:


    “《特定金融交易信息的报告和使用法案》代表了FATF对加密货币发布的国际标准。如果国民议会能通过这一法案的修正案,那么就能有效防止通过加密货币的洗钱活动。”



Lee在国民议会办公室举行的一场公开听证会上发表了上述讲话。


    “如果修正案得到立法者的批准,我们可以通过从目前通过商业银行进行的间接监管转向直接监管,从而提高监管的有效性。”



关于交易所管理方面,加密交易所与法律圈均指出,监管部门要想银行向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实名账户,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要确保所有交易所都有与传统金融公司相同等级的实名认证和反洗钱系统。

继今年6月FATF发布新规,要求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所共享客户信息之后,韩国已经开始行动。上个月,韩国第二大金融集团新韩银行开始采取更严格的措施分析交易所账户和检查交易,旨在彻底废除国内的匿名加密货币交易。

而本次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考虑直接监管交易所更是显示了其监管态度。

尽管韩国早在去年1月就禁止使用匿名银行账户交易加密货币,但这依然无法彻底解决问题。很多小型加密货币交易所通过暗中向投资者提供企业银行账户获利,这类账户也被称为“蜂巢账户”,目前政府尚未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原文:http://www.businesskorea.co.kr/news/articleView.html?idxno=34677
作者:Yoon Young-sil
编译:Wendy

Bakkt的野心与困境

公司chainbs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5 15:44 • 来自相关话题

    几经波折,由纽交所母公司ICE洲际交易所推出的比特币期货交易所Bakkt终于开始测试并敲定上线时间,预计会在2-3个月内上线。

    作为全球顶级金融机构试水加密货币的尝试,Bakkt承载着ICE对其巨大的期望,即抢占、卡位加密货币交易这一新兴金融市场,乃至涉足加密货币支付等业务打造闭环生态,巩固ICE作为全球顶级交易所与清结算网络的地位。



今年7月底,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Bakkt正式开始测试,再度引起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的高度关注。

Bakkt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在于其主要发起者系纽交所母公司ICE洲际交易所。作为全球第二大受监管交易所和清算所运营网络,ICE 旗下还拥有加拿大期货交易所、巴黎证券交易所、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在内的 14 家证券及期货交易所,以及 5 家结算所,堪称是传统金融交易行业中的巨擘。

同时,Bakkt还在19年初获得1.825亿美元首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包括李嘉诚旗下维港投资、微软(MSFT.US)旗下风投部门M12、波士顿咨询集团、CMT Digital、Eagle Seven以及腾讯南非大股东Naspers等。

如此强悍的背景,使得Bakkt的推出具有了不同凡响的意义,这意味着国际主流金融界在涉足加密货币业务上迈出重要一步,并被认为极有可能吸引更多投资者与资金进入加密货币行业,推动比特币等主流加密货币的价格上涨。

Bibox副总裁向丹认为Bakkt对行业会具有四方面积极影响,分别是极大延伸了加密货币市场的边界;专业投资机构与人员的入场会使整个行业趋于规范和成熟;大规模的资金和专业的人可以让优质的区块链项目效能得到合理的经济价值实现;促进监管措施和策略的进一步完善与落地,让整个行业发展更有秩序。

但在Bakkt真正推出之前,这些推断都只能停留在假设阶段,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因素。事实上,传统金融交易所开拓比特币期货业务并不稀奇,早在17年底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与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就相继推出比特币期货合约业务,它们事实上也都是ICE的竞争对手。

之所以传统金融机构都钟情于比特币期货交易而非现货交易,主要是因为出于合规与市场空间的考虑。现货交易往往会涉及资产被盗、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多重风险,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并且美国监管部门尚未制定完全适用的准入与执行法规,因而主流金融机构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形下不会轻易涉足。

相比之下,现有的比特币期货交易一般不涉及现货,安全性与可控性更高,因而比特币期货交易处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允许的范围内。「而且,期货业务的市场空间是现货的10倍以上,而且不受牛熊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在目前数字货币交易领域期货市场竞争越来越剧烈的原因。」向丹说道。

经过近两年的实践,前述两家交易所的业务有喜有悲。据相关报道,由于交易量过低,CBOE的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已经在今年年初宣布暂停新开设合约,以重新审视如何进入这一领域。但CME平台推出的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数据非常亮眼,成立至今年7月已经交易了超过200万份合约,相当于1000多万个比特币,且交易量涨势仍在持续上涨,今年5月平均每日交易量超过13,600份合约,如此交易量也为CME带来非常可观的收入。





CME与CBOE两家交易所今年以来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量 数据来源:tradeblock


ICE洲际交易所的入局,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CME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表现的刺激与诱惑,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在新兴金融领域严重失位的现象。

但相比前两者只提供现金结算的比特币期货,即交易双方只需要根据各自的价格预测在约定时间内进行期货交易,不必购买BTC实物资产,交易所最终只需在合约到期后,根据实时市场价与此前买方建立头寸的差价,在双方账户上进行现金交割即可,但Bakkt则在期货结算形式上迈出一大步,即比特币合约结算可以支持实物结算。

这意味着Bakkt在合约交割时需要向客户交付真实的比特币,也就是说交易所方面需要提前购买并储存有相当数量的比特币。考虑到目前已有比特币期货交易所的交易量,Bakkt的实物交割机制将为二级市场带去相当可观的购买需求量,继而改善市场供需关系、带动市场行情的上涨。

但实现这个机制并不容易,Bakkt原本早在18年12月就上线,但由于迟迟无法获得CFTC的监管批准,已经推迟了多次上线计划,这主要是由于实物交割机制复杂、合规要求严格。

据了解,以实物进行交割的期货交易一般涉及到三部分,分别是托管、交易、清算,根据美国相关监管要求,拥有 DCO 牌照的企业可以进行托管业务,拥有 DCM 牌照的企业可以进行清算业务,但Bakkt 本身既没有 DCO 牌照也没有 DCM 牌照,虽然18年通过收购拥有 DCO 牌照的数字资产托管公司DACC获取其牌照,但最重要的DCM 牌照仍没有获取。

同时,期货交易平台LedgerX和ErisX都宣布已经获得美国商品和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准入许可,且都以比特币实物交割结算,另一个平台Seed CX则拿到了纽约金融服务部许可牌照BitLicense,其中LedgerX很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首个以实物交割的比特币期货合约平台。Bakkt作为实物结算的比特币期货最初的高调发起人,现在已经完全失去先发优势并面临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

Bakkt 也曾试图像Seed CX 一般,通过向纽约金融服务部申请许可牌照,以成为合法的数字资产托管方。为此Bakkt推出了自己的交割仓库, 但截至目前,它尚未拿到这块牌照。不过从Bakkt表态即将在9月底上线的信息来看,Bakkt 有望在两个月内的时间里解决牌照问题。

另外还值得注意的是,此前CME(芝商所)比特币期货合约每月结算日多数情况下都会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下跌,并被称为比特币期货「交割日效应」。据了解,这主要是由于期货合约价格是以比特币现货价格作为参照的,空头希望以更低的价格交割获得BTC,而多头却希望以更高的价格交割卖出BTC,从而双方的博弈会导致交割当天价格波动剧烈,一旦平衡打破就会出现单边行情。

待Bakkt正式上线后,吸引到更多资金体量庞大的投资者加入结算日博弈,或许会带来更加剧烈的行情波动,但考虑到Bakkt需要投资者使用比特币现货进行实物交割,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投机行为。直至比特币的价值真正被多数投资者认可,而不是像如今其投机属性更加引人注目,这样的现象才会可能得到根本性的缓解。

不过考虑到Bakkt等合规期货交易所可能会存在种种限制,它们对BitMEX、OKex等原生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的影响会比较有限,前者目标客户更多的是主流金融体系投资者,这也是一个更加庞大的新兴市场;后者由于玩法更加丰富、投机属性更加明显,目标客户仍然以加密货币行业既有投资者为主。

同时,Bakkt作为个体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可能也不能过于高估,毕竟此前已有芝加哥多家期货交易所入局,同时还有LedgerX等各具背景的期货交易所参与竞争,Bakkt的象征性意义可能比实质性意义更大,但这一批交易所产生的影响或许会超出多数人的预料。

当然,Bakkt的目标并不止于期货交易,它甚至还试图在现货交易、加密货币支付方面有所行动,打通从交易到支付的闭环。公开资料显示,Bakkt 将会使用微软的云解决方案为数字资产创建一个开放且受监管的全球生态系统,消费者和机构能够无缝购买、销售、存储和使用数字资产,其首批合作伙伴中包含了微软、星巴克、波士顿咨询等知名企业。

目前加密货币支付领域已经有Bitpay、Coinbase等玩家,并主要在一些涉及跨境支付场景的中小型网站推广应用,Bakkt显示是希望借助背后巨头的背书,从主流零售商和线下支付领域突破,提升加密货币以及自身在公众日常生活的使用率,可谓野心勃勃。

假如Bakkt不再次「放鸽子」,如今距离Bakkt正式上线大约还有1-2个月,届时大概率会对加密货币二级市场的短期表现产生积极影响,但真正吸引「Old Money」们大规模进入该市场仍是个未知数。而踏入全新的加密货币市场,ICE洲际交易所过往的成绩与经验能在多大程度得到复制,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胡韬
来源:链捕手 查看全部
2019080511531844284.jpg


    几经波折,由纽交所母公司ICE洲际交易所推出的比特币期货交易所Bakkt终于开始测试并敲定上线时间,预计会在2-3个月内上线。

    作为全球顶级金融机构试水加密货币的尝试,Bakkt承载着ICE对其巨大的期望,即抢占、卡位加密货币交易这一新兴金融市场,乃至涉足加密货币支付等业务打造闭环生态,巩固ICE作为全球顶级交易所与清结算网络的地位。




今年7月底,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Bakkt正式开始测试,再度引起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的高度关注。

Bakkt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在于其主要发起者系纽交所母公司ICE洲际交易所。作为全球第二大受监管交易所和清算所运营网络,ICE 旗下还拥有加拿大期货交易所、巴黎证券交易所、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在内的 14 家证券及期货交易所,以及 5 家结算所,堪称是传统金融交易行业中的巨擘。

同时,Bakkt还在19年初获得1.825亿美元首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包括李嘉诚旗下维港投资、微软(MSFT.US)旗下风投部门M12、波士顿咨询集团、CMT Digital、Eagle Seven以及腾讯南非大股东Naspers等。

如此强悍的背景,使得Bakkt的推出具有了不同凡响的意义,这意味着国际主流金融界在涉足加密货币业务上迈出重要一步,并被认为极有可能吸引更多投资者与资金进入加密货币行业,推动比特币等主流加密货币的价格上涨。

Bibox副总裁向丹认为Bakkt对行业会具有四方面积极影响,分别是极大延伸了加密货币市场的边界;专业投资机构与人员的入场会使整个行业趋于规范和成熟;大规模的资金和专业的人可以让优质的区块链项目效能得到合理的经济价值实现;促进监管措施和策略的进一步完善与落地,让整个行业发展更有秩序。

但在Bakkt真正推出之前,这些推断都只能停留在假设阶段,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因素。事实上,传统金融交易所开拓比特币期货业务并不稀奇,早在17年底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与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就相继推出比特币期货合约业务,它们事实上也都是ICE的竞争对手。

之所以传统金融机构都钟情于比特币期货交易而非现货交易,主要是因为出于合规与市场空间的考虑。现货交易往往会涉及资产被盗、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多重风险,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并且美国监管部门尚未制定完全适用的准入与执行法规,因而主流金融机构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形下不会轻易涉足。

相比之下,现有的比特币期货交易一般不涉及现货,安全性与可控性更高,因而比特币期货交易处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允许的范围内。「而且,期货业务的市场空间是现货的10倍以上,而且不受牛熊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在目前数字货币交易领域期货市场竞争越来越剧烈的原因。」向丹说道。

经过近两年的实践,前述两家交易所的业务有喜有悲。据相关报道,由于交易量过低,CBOE的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已经在今年年初宣布暂停新开设合约,以重新审视如何进入这一领域。但CME平台推出的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数据非常亮眼,成立至今年7月已经交易了超过200万份合约,相当于1000多万个比特币,且交易量涨势仍在持续上涨,今年5月平均每日交易量超过13,600份合约,如此交易量也为CME带来非常可观的收入。

2019080511541951180.png

CME与CBOE两家交易所今年以来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量 数据来源:tradeblock


ICE洲际交易所的入局,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CME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表现的刺激与诱惑,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在新兴金融领域严重失位的现象。

但相比前两者只提供现金结算的比特币期货,即交易双方只需要根据各自的价格预测在约定时间内进行期货交易,不必购买BTC实物资产,交易所最终只需在合约到期后,根据实时市场价与此前买方建立头寸的差价,在双方账户上进行现金交割即可,但Bakkt则在期货结算形式上迈出一大步,即比特币合约结算可以支持实物结算。

这意味着Bakkt在合约交割时需要向客户交付真实的比特币,也就是说交易所方面需要提前购买并储存有相当数量的比特币。考虑到目前已有比特币期货交易所的交易量,Bakkt的实物交割机制将为二级市场带去相当可观的购买需求量,继而改善市场供需关系、带动市场行情的上涨。

但实现这个机制并不容易,Bakkt原本早在18年12月就上线,但由于迟迟无法获得CFTC的监管批准,已经推迟了多次上线计划,这主要是由于实物交割机制复杂、合规要求严格。

据了解,以实物进行交割的期货交易一般涉及到三部分,分别是托管、交易、清算,根据美国相关监管要求,拥有 DCO 牌照的企业可以进行托管业务,拥有 DCM 牌照的企业可以进行清算业务,但Bakkt 本身既没有 DCO 牌照也没有 DCM 牌照,虽然18年通过收购拥有 DCO 牌照的数字资产托管公司DACC获取其牌照,但最重要的DCM 牌照仍没有获取。

同时,期货交易平台LedgerX和ErisX都宣布已经获得美国商品和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准入许可,且都以比特币实物交割结算,另一个平台Seed CX则拿到了纽约金融服务部许可牌照BitLicense,其中LedgerX很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首个以实物交割的比特币期货合约平台。Bakkt作为实物结算的比特币期货最初的高调发起人,现在已经完全失去先发优势并面临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

Bakkt 也曾试图像Seed CX 一般,通过向纽约金融服务部申请许可牌照,以成为合法的数字资产托管方。为此Bakkt推出了自己的交割仓库, 但截至目前,它尚未拿到这块牌照。不过从Bakkt表态即将在9月底上线的信息来看,Bakkt 有望在两个月内的时间里解决牌照问题。

另外还值得注意的是,此前CME(芝商所)比特币期货合约每月结算日多数情况下都会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下跌,并被称为比特币期货「交割日效应」。据了解,这主要是由于期货合约价格是以比特币现货价格作为参照的,空头希望以更低的价格交割获得BTC,而多头却希望以更高的价格交割卖出BTC,从而双方的博弈会导致交割当天价格波动剧烈,一旦平衡打破就会出现单边行情。

待Bakkt正式上线后,吸引到更多资金体量庞大的投资者加入结算日博弈,或许会带来更加剧烈的行情波动,但考虑到Bakkt需要投资者使用比特币现货进行实物交割,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投机行为。直至比特币的价值真正被多数投资者认可,而不是像如今其投机属性更加引人注目,这样的现象才会可能得到根本性的缓解。

不过考虑到Bakkt等合规期货交易所可能会存在种种限制,它们对BitMEX、OKex等原生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的影响会比较有限,前者目标客户更多的是主流金融体系投资者,这也是一个更加庞大的新兴市场;后者由于玩法更加丰富、投机属性更加明显,目标客户仍然以加密货币行业既有投资者为主。

同时,Bakkt作为个体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可能也不能过于高估,毕竟此前已有芝加哥多家期货交易所入局,同时还有LedgerX等各具背景的期货交易所参与竞争,Bakkt的象征性意义可能比实质性意义更大,但这一批交易所产生的影响或许会超出多数人的预料。

当然,Bakkt的目标并不止于期货交易,它甚至还试图在现货交易、加密货币支付方面有所行动,打通从交易到支付的闭环。公开资料显示,Bakkt 将会使用微软的云解决方案为数字资产创建一个开放且受监管的全球生态系统,消费者和机构能够无缝购买、销售、存储和使用数字资产,其首批合作伙伴中包含了微软、星巴克、波士顿咨询等知名企业。

目前加密货币支付领域已经有Bitpay、Coinbase等玩家,并主要在一些涉及跨境支付场景的中小型网站推广应用,Bakkt显示是希望借助背后巨头的背书,从主流零售商和线下支付领域突破,提升加密货币以及自身在公众日常生活的使用率,可谓野心勃勃。

假如Bakkt不再次「放鸽子」,如今距离Bakkt正式上线大约还有1-2个月,届时大概率会对加密货币二级市场的短期表现产生积极影响,但真正吸引「Old Money」们大规模进入该市场仍是个未知数。而踏入全新的加密货币市场,ICE洲际交易所过往的成绩与经验能在多大程度得到复制,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胡韬
来源:链捕手

上线三月,日交易量破亿,横空出世的FTX交易所为啥这么火?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5 12:35 • 来自相关话题

衍生品市场的巨大潜力毋庸置疑。CoinFLEX首席执行官Mark Lamb日前更是预测称,到2020年底,加密衍生品市场的规模将达到基础现货市场的20倍。2019年,越来越多的现货交易所开始涉足衍生品交易,比如FCoin推出FMEX,KuCoin推出KuMEX。同时,新的交易所也不断带着新玩法、新模式加入战局。今天我们要聊的就是最近很火的FTX,一家今年4月刚成立的衍生品交易所。

 
背靠一流做市商,FTX上线3月已跨入二线
 

先不谈具体的交易业务,打开FTX官网,我们看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标签:交易量鉴。不同于一般交易所只统计平台上的交易量情况,交易量鉴统计了各大友商的交易量,并对交易量进行调整,显示调整后交易量大于1000万美元的名单。在这个列表中,我们看到FTX在7月31日下午16时的交易量达到6917万美元,其中衍生品交易为5928万美元,可以在提供衍生品交易的交易所中排到第七。相比第一名BitMEX 25.57亿美元的交易量,FTX的体量距离一线还是相差甚远,但它此时仅仅上线3个多月。






有人会问,交易所自己弄个交易所统计,会不会自己就在给自己作假?这个问题或许我们可以透过FTX背后的团队Alameda Research去探寻答案。官网信息显示, Alameda 目前管理超过1亿美元的数字资产,每日交易量达到6 ~10 亿美金,为全球Top 35的交易所提供流动性和做市服务。7月初币安上7500个BTC的超大卖单能够在半小时消化完毕,Alameda Research正是背后的功臣。

在项目白皮书中,Alameda提到自己做FTX的初衷:

    “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做市商之一,我们在交易过程中发现现有的头部合约交易所,存在许多问题。我们曾向这些交易所投递数不胜数的白皮书,不计其数的反馈,然而问题依然存在,没有改善。所以,与其期待现有头部交易所采纳我们的反馈、完善他们的产品和服务,不如我们自己打造一个能直接解决这些问题的、改变市场现状的产品。基于这个想法,一个完全区别于市场上现有合约交易所的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平台FTX诞生了。”


 
指数合约+稳定币结算,FTX推出合约新玩法
 

团队看起来非常有实力,流动性也有保障,那么FTX的产品到底如何呢?和一般交易所一样,FTX也提供主流币的合约交易。不过看列表中,我们还看到了USDT的身影,不免有些意外。稍一思考,USDT整天面临操纵或者暴雷的各种问题,波动性的确可以满足合约交易的需求。除此之外,FTX还是为用户带来了一些很不一样的东西。

首先就是指数合约。FTX提供了三种指数合约,包括以主流山寨币以及具有头部流动性的数字货币指数为标的的ALT,以市值处在前中段山寨币(如ADA、NEO、ONT、DOGE等25个)为标的MID以及以市值较小的150个山寨币为标的的SHIT。实际上,指数合约的命名也是相当符合实际内容。头部主流币、中档主流币、山寨币的分类基本可以覆盖一般投资者的需求。用户在交易时也可以规避掉某一类加密货币中单个币种大幅波动的风险,实现更加稳健、更加省心的投资。在当前指数赛道受到越来越多关注之际,FTX似乎是第一家推出指数合约交易的交易所,为指数商业价值的发掘打了个头阵。

另外一个特点就是稳定币结算了。在其他交易所中,我们必须要持有某个加密货币才能参与该币种的合约交易,比如必须持有BTC才能在OKEX或者BitMEX上开仓。而在FTX上,用户用一个保证金钱包即可进行全部品种的合约交易,在用户体验上明显更胜一筹。值得一提的是,FTX的稳定币合作伙伴显示为TUSD、USDC以及PAX这一类透明度更高或者受监管的稳定币,而没有USDT。USDT合约反倒是给了用户做空的机会。

 
平台币有新用途,但是也有新质疑
 

FTX也有自己的平台币FTT,共计3.5亿枚。在回购销毁已经成为平台币标配的大环境下,FTT也同样采用这一机制。每周,FTX会用FTX 合约手续费收入的 33%(主要的回购资金)、风险保证金净增量的 10%以及FTX 平台其他手续费收入的 5%回购FTT并销毁,直到FTT达到总流通的一半。

除了回购销毁之外,FTX还为FTT赋予了新的用途,即作为保证金在FTX平台上使用,大大增强了平台币的用途。另外,FTX也采用了当前流行的阶梯手续费率,持仓FTT越多,则可以享受越高的交易费折扣。

FTT已经于7月29日上线,开盘价1美元,目前暂报1.71美元,按照3.5亿个的总量算,市值达到5.985亿美元。相比之下,OKEx的日交易量为FTX的10-20倍,OKB的总市值也仅为8.24亿美元。就其体量而言,当前的市值或许存在高估的情况。而在正式上线前的一级市场上,即使FTX提供了很好的折扣,很多投资机构依然觉得估值过高。某海外基金负责人向巴比特表示:“虽然团队靠谱,产品也好,折扣也优厚,但还是太贵了。”






用户认购FTT后需要在一段时间内线性解锁。种子轮(Round 1)购买的投资者需要等待3个月才能完成结算,Round 2 1个半月,Round 3 1个月。事实上,3.5亿个FTT中,有一半属于Company Token,必须经历漫长的解锁期——三年。而在非Company Token部分,其中60%并未出售,这60%中团队持有20%。根据FTX公示的信息,我们可以看到每一轮预估的售卖数量,但不能看到实际每一轮到底出售了多少代币,这意味这到底有多少代币在团队手中我们不得而知。普通投资者可能并没有在意,但对于机构而言,信息黑盒问题足以动摇他们投资的意愿。

而且,根据规则,解锁时间只有1个月、1个半月、3个月以及3年这四档。但巴比特向了解该项目的某海外机构了解到,实际操作中,投资者购买FTT的解锁期却有6个月、1年以及2年等根本没有出现在FTT官方条款中的时间。FTT条款都不用来遵守,那么公示出来的意义在哪里?






最后,有趣的是,进入FTX官方网站,我们可以看到优化得非常好的中文界面,而FTX也在中国找到了合作伙伴进行社区建设。负责FTX中国社区建设的AKG社区创始人李沐阳认为,FTX是“一个适合交易员的交易所。”往好处想,这是FTX重视中国市场;往坏处想,其实这是看准了中国的“韭菜”。据巴比特了解,FTX在很多国家更多是定位于B端用户,而在中国FTX则把眼光放在了C端。总的来说,从产品和用户体验上的反馈来看,FTX的确可以说得上是一个优秀的交易所。但合约交易高风险,C端“韭菜”可千万不能盲目自信,尤其是在B端“镰刀”面前。 查看全部
Crypto-Derivatives-Exchange-FTX-Releases-Shitcoin-Futures-Index-For-Traders-to-Short-Altcoins-696x449.jpg

衍生品市场的巨大潜力毋庸置疑。CoinFLEX首席执行官Mark Lamb日前更是预测称,到2020年底,加密衍生品市场的规模将达到基础现货市场的20倍。2019年,越来越多的现货交易所开始涉足衍生品交易,比如FCoin推出FMEX,KuCoin推出KuMEX。同时,新的交易所也不断带着新玩法、新模式加入战局。今天我们要聊的就是最近很火的FTX,一家今年4月刚成立的衍生品交易所。

 
背靠一流做市商,FTX上线3月已跨入二线
 

先不谈具体的交易业务,打开FTX官网,我们看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标签:交易量鉴。不同于一般交易所只统计平台上的交易量情况,交易量鉴统计了各大友商的交易量,并对交易量进行调整,显示调整后交易量大于1000万美元的名单。在这个列表中,我们看到FTX在7月31日下午16时的交易量达到6917万美元,其中衍生品交易为5928万美元,可以在提供衍生品交易的交易所中排到第七。相比第一名BitMEX 25.57亿美元的交易量,FTX的体量距离一线还是相差甚远,但它此时仅仅上线3个多月。

201908050043304022.png


有人会问,交易所自己弄个交易所统计,会不会自己就在给自己作假?这个问题或许我们可以透过FTX背后的团队Alameda Research去探寻答案。官网信息显示, Alameda 目前管理超过1亿美元的数字资产,每日交易量达到6 ~10 亿美金,为全球Top 35的交易所提供流动性和做市服务。7月初币安上7500个BTC的超大卖单能够在半小时消化完毕,Alameda Research正是背后的功臣。

在项目白皮书中,Alameda提到自己做FTX的初衷:


    “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做市商之一,我们在交易过程中发现现有的头部合约交易所,存在许多问题。我们曾向这些交易所投递数不胜数的白皮书,不计其数的反馈,然而问题依然存在,没有改善。所以,与其期待现有头部交易所采纳我们的反馈、完善他们的产品和服务,不如我们自己打造一个能直接解决这些问题的、改变市场现状的产品。基于这个想法,一个完全区别于市场上现有合约交易所的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平台FTX诞生了。”



 
指数合约+稳定币结算,FTX推出合约新玩法
 

团队看起来非常有实力,流动性也有保障,那么FTX的产品到底如何呢?和一般交易所一样,FTX也提供主流币的合约交易。不过看列表中,我们还看到了USDT的身影,不免有些意外。稍一思考,USDT整天面临操纵或者暴雷的各种问题,波动性的确可以满足合约交易的需求。除此之外,FTX还是为用户带来了一些很不一样的东西。

首先就是指数合约。FTX提供了三种指数合约,包括以主流山寨币以及具有头部流动性的数字货币指数为标的的ALT,以市值处在前中段山寨币(如ADA、NEO、ONT、DOGE等25个)为标的MID以及以市值较小的150个山寨币为标的的SHIT。实际上,指数合约的命名也是相当符合实际内容。头部主流币、中档主流币、山寨币的分类基本可以覆盖一般投资者的需求。用户在交易时也可以规避掉某一类加密货币中单个币种大幅波动的风险,实现更加稳健、更加省心的投资。在当前指数赛道受到越来越多关注之际,FTX似乎是第一家推出指数合约交易的交易所,为指数商业价值的发掘打了个头阵。

另外一个特点就是稳定币结算了。在其他交易所中,我们必须要持有某个加密货币才能参与该币种的合约交易,比如必须持有BTC才能在OKEX或者BitMEX上开仓。而在FTX上,用户用一个保证金钱包即可进行全部品种的合约交易,在用户体验上明显更胜一筹。值得一提的是,FTX的稳定币合作伙伴显示为TUSD、USDC以及PAX这一类透明度更高或者受监管的稳定币,而没有USDT。USDT合约反倒是给了用户做空的机会。

 
平台币有新用途,但是也有新质疑
 

FTX也有自己的平台币FTT,共计3.5亿枚。在回购销毁已经成为平台币标配的大环境下,FTT也同样采用这一机制。每周,FTX会用FTX 合约手续费收入的 33%(主要的回购资金)、风险保证金净增量的 10%以及FTX 平台其他手续费收入的 5%回购FTT并销毁,直到FTT达到总流通的一半。

除了回购销毁之外,FTX还为FTT赋予了新的用途,即作为保证金在FTX平台上使用,大大增强了平台币的用途。另外,FTX也采用了当前流行的阶梯手续费率,持仓FTT越多,则可以享受越高的交易费折扣。

FTT已经于7月29日上线,开盘价1美元,目前暂报1.71美元,按照3.5亿个的总量算,市值达到5.985亿美元。相比之下,OKEx的日交易量为FTX的10-20倍,OKB的总市值也仅为8.24亿美元。就其体量而言,当前的市值或许存在高估的情况。而在正式上线前的一级市场上,即使FTX提供了很好的折扣,很多投资机构依然觉得估值过高。某海外基金负责人向巴比特表示:“虽然团队靠谱,产品也好,折扣也优厚,但还是太贵了。”

201908050039118322.png


用户认购FTT后需要在一段时间内线性解锁。种子轮(Round 1)购买的投资者需要等待3个月才能完成结算,Round 2 1个半月,Round 3 1个月。事实上,3.5亿个FTT中,有一半属于Company Token,必须经历漫长的解锁期——三年。而在非Company Token部分,其中60%并未出售,这60%中团队持有20%。根据FTX公示的信息,我们可以看到每一轮预估的售卖数量,但不能看到实际每一轮到底出售了多少代币,这意味这到底有多少代币在团队手中我们不得而知。普通投资者可能并没有在意,但对于机构而言,信息黑盒问题足以动摇他们投资的意愿。

而且,根据规则,解锁时间只有1个月、1个半月、3个月以及3年这四档。但巴比特向了解该项目的某海外机构了解到,实际操作中,投资者购买FTT的解锁期却有6个月、1年以及2年等根本没有出现在FTT官方条款中的时间。FTT条款都不用来遵守,那么公示出来的意义在哪里?

201908050047472162.png


最后,有趣的是,进入FTX官方网站,我们可以看到优化得非常好的中文界面,而FTX也在中国找到了合作伙伴进行社区建设。负责FTX中国社区建设的AKG社区创始人李沐阳认为,FTX是“一个适合交易员的交易所。”往好处想,这是FTX重视中国市场;往坏处想,其实这是看准了中国的“韭菜”。据巴比特了解,FTX在很多国家更多是定位于B端用户,而在中国FTX则把眼光放在了C端。总的来说,从产品和用户体验上的反馈来看,FTX的确可以说得上是一个优秀的交易所。但合约交易高风险,C端“韭菜”可千万不能盲目自信,尤其是在B端“镰刀”面前。

创立近8年的Blockchain钱包公司,这回要和币安、Coinbase死磕了 ?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7-31 14:25 • 来自相关话题

(图片来自:Blockchain.com)


Blockchain,这家比特币行业内历史最悠久(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之一,刚刚推出了自己的交易平台The PIT,根据介绍,这将是一个机构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其也将迎合散户市场。

根据其产品负责人Nicole Sherrod表示,这一托管式交易所可连接至其非托管(on-chain)钱包,并进行几乎即时的交易,而在未来两周内,该交易所将会上线26个交易对(主要涉及BTC、ETH、BCH、LTC、PAX、USDT及美元、欧元等法币)。

至今,Blockchain提供的钱包用户数显示已超过了4000万,尽管考虑到单个用户拥有多个钱包的可能,Blockchain依旧是行业内用户数最多的钱包之一。

我们简单地回顾下Blockchain公司的历史:

    2011年8月,比特币数据服务公司Blockchain.info正式成立;
    2013年12月,Blockchain.info收购ZeroBlock公司;
    2014年10月6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A轮3050万美元融资;
    2017年6月23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B轮4000万美元融资;


而在过去的几年里,这家区块链公司一直专注于钱包和浏览器服务,并未拓展其他业务线。

或许是这些业务不赚钱,又或许是因为交易所业务太赚钱,Blockchain最终还是转向了交易所业务,这与另一家美国公司Coinbase有着相似之处,只不过,Blockchain的转变要晚了4年多。

 
如何与币安(Binance)、Coinbase竞争?
 

有意思的是,Blockchain在推广自己的平台时,还特别提到了币安、Coinbase这两家头部交易所,并希望自己能够与它们形成竞争。

实际上,早在2014年初,币安创始人CZ曾担任过Blockchain钱包业务技术负责人,后转至交易所业务,并最终创立了币安。

而最初被认为是Blockchain竞争者的Coinbase,则早在2015年初时便选择推出了自己的交易所,此后将Blockchain一路甩开。

而如今币安和Coinbase均已发展成业内交易所赛道的标杆,Blockchain如何与他们竞争,显然是个大大的问号。

在谈及竞争力时,Blockchain负责人提到说:

    “平台将以“微秒”来衡量交易速度,就像传统的资产交易所那样。而在流动性方面,Blockchain已与全球做市商达成了协议,允许交易者随时与他人展开交易。”


对此说法,一位匿名行业专家表达了怀疑的看法,该人士表示,很多基础设施的性能“几乎不可能建模出来”,因此只有在“真实交易量”测试时,系统才能证明自己。

此外,Sherrod还补充说:

    “我们希望在整体客户体验方面展开竞争。”


从目前来看,Blockchain拥有的优势似乎并不足以使其对币安、Coinbase等平台构成威胁。

而只有时间才能证明Blockchain能否在激烈的交易所赛道占据一席之地,除了竞争因素之外,这里的监管成本也非常高昂。

Sherrod表示,Blockchain正在各个司法管辖区申请新的许可证,但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 你看好The PIT吗,说说你的看法吧。


消息来源:https://www.coindesk.com/bitcoins-largest-wallet-blockchain-just-launched-its-first-crypto-exchange
编译:洒脱喜 查看全部
201907310523557320.jpg

(图片来自:Blockchain.com)


Blockchain,这家比特币行业内历史最悠久(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之一,刚刚推出了自己的交易平台The PIT,根据介绍,这将是一个机构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其也将迎合散户市场。

根据其产品负责人Nicole Sherrod表示,这一托管式交易所可连接至其非托管(on-chain)钱包,并进行几乎即时的交易,而在未来两周内,该交易所将会上线26个交易对(主要涉及BTC、ETH、BCH、LTC、PAX、USDT及美元、欧元等法币)。

至今,Blockchain提供的钱包用户数显示已超过了4000万,尽管考虑到单个用户拥有多个钱包的可能,Blockchain依旧是行业内用户数最多的钱包之一。

我们简单地回顾下Blockchain公司的历史:


    2011年8月,比特币数据服务公司Blockchain.info正式成立;
    2013年12月,Blockchain.info收购ZeroBlock公司;
    2014年10月6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A轮3050万美元融资;
    2017年6月23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B轮4000万美元融资;



而在过去的几年里,这家区块链公司一直专注于钱包和浏览器服务,并未拓展其他业务线。

或许是这些业务不赚钱,又或许是因为交易所业务太赚钱,Blockchain最终还是转向了交易所业务,这与另一家美国公司Coinbase有着相似之处,只不过,Blockchain的转变要晚了4年多。

 
如何与币安(Binance)、Coinbase竞争?
 

有意思的是,Blockchain在推广自己的平台时,还特别提到了币安、Coinbase这两家头部交易所,并希望自己能够与它们形成竞争。

实际上,早在2014年初,币安创始人CZ曾担任过Blockchain钱包业务技术负责人,后转至交易所业务,并最终创立了币安。

而最初被认为是Blockchain竞争者的Coinbase,则早在2015年初时便选择推出了自己的交易所,此后将Blockchain一路甩开。

而如今币安和Coinbase均已发展成业内交易所赛道的标杆,Blockchain如何与他们竞争,显然是个大大的问号。

在谈及竞争力时,Blockchain负责人提到说:


    “平台将以“微秒”来衡量交易速度,就像传统的资产交易所那样。而在流动性方面,Blockchain已与全球做市商达成了协议,允许交易者随时与他人展开交易。”



对此说法,一位匿名行业专家表达了怀疑的看法,该人士表示,很多基础设施的性能“几乎不可能建模出来”,因此只有在“真实交易量”测试时,系统才能证明自己。

此外,Sherrod还补充说:


    “我们希望在整体客户体验方面展开竞争。”



从目前来看,Blockchain拥有的优势似乎并不足以使其对币安、Coinbase等平台构成威胁。

而只有时间才能证明Blockchain能否在激烈的交易所赛道占据一席之地,除了竞争因素之外,这里的监管成本也非常高昂。

Sherrod表示,Blockchain正在各个司法管辖区申请新的许可证,但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 你看好The PIT吗,说说你的看法吧。


消息来源:https://www.coindesk.com/bitcoins-largest-wallet-blockchain-just-launched-its-first-crypto-exchange
编译:洒脱喜

观点:长尾市场是DEX的未来吗?

观点chengpishu 发表了文章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长尾市场简图,来自维基百科)

前言:长尾市场是指那些原来不受到重视的销量小但种类多的产品或服务由于总量巨大,累积起来的总收益超过主流产品的现象。比如豆瓣当年的增长,离不开长尾效应。

那么代币的长尾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来说是否足够的重要?



为方便阅读,以下名词将用英文代替。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
CEX:中心化交易所


区块链最明显的用途之一,就是可以进行无需许可、非保管资产性的交易。通常来说实现这一用途的方式是通过“分散交换”或者是“去中心化交易所”。

虽然有许多的DEX不断涌现出来,但是和大多数CEX相比,使用DEX的人还只是少数。(光是币安就能顶上四个主要DEX交易量的1000倍,这四个主要的DEX为Uniswap,Kyber,0x,DutchX)。

如果去中心化交易所真的是未来的趋势的话,为什么数据会那么难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

作者的假设是,DEX的市场其实比人们预想的要小的多。DEX正真的闪光点是在于为数字资产提供了一个长尾市场。

因为在其他时候,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人们更愿意选择方便快捷的服务) 而所谓的数字资产长尾市场应该在于:中心化交易所不支持的代币或者是市场。

不支持的代币要么太小,要么风险太大,或者是极具竞争性的交易所代币。

太小:指的是低于一定交易量阈值的代币,泛指那些成交量低迷的代币。

高风险:指的是不存在高度监管,具有很高风险的代币。

竞争性:指的是那些不同交易所发行的代币,他们的利益是冲突的。

举一个满足上述三个特点的代币,就是Bitfinex发行的LEO。

唯一支持LEO的CEX就是Bitfinex自己,而他们本身就是代币的发行方。LEO在刚上线的时候,成交量非常低迷(每天的交易量大概只有500万美元左右)。

在监管政策上,LEO不支持美国的投资者购买(Bitfinex可以随时更改白皮书或者是每月回购LEO的比例,即使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也使LEO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同时LEO和其他交易所的平台币是处于一种竞争关系,没有一家CEX愿意把自己发行的代币放在其他CEX上生成一个交易对,因为你无法知晓他们在自己的中心化体系中,是否利用不存在的硬币进行恶意操作。所以美国投资者想要获得LEO的话只能通过两种途径,OTC或者是DEX。

不支持的市场要么是新的交易对(例如早期的ETH),要么是在一个新的交易场景中(例如游戏或者应用程序,像是积分,游戏装备,虚拟宠物等)。

这些市场和那些CEX所不愿支持的代币,就价值层面来进行比较的话,前期可能会显得微不足道。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市场假如能够服务或满足大多人需求的话,将会变得举足轻重。(我们举个现实的例子,例如初期的以太坊并没有太大的法币价值体现,正真的法币价值爆发点是在ICO)。

DEX为投机者们提供了一些比较与众不同的服务:更加丰富的数字资产种类和更多的市场。

按道理来说,它们并不需和主流的老牌CEX竞争。那些新兴的CEX才是它们的竞争对象。因为新兴的CEX才可能在更多(币种的)市场上与DEX竞争,但这些CEX可能会处于一个弱势。

因为交易者们在面对这些具有高度风险的代币和市场的时候,他们更想利用非保管性交易来保证自己数字资产的安全性。 因此,去中心化交易所未来的成功,是和数字资产长尾市场未来的成功息息相关的。(长尾市场的尾巴需要足够的长)。

如果你想象一个由比特币占据主导市场的未来,那么人们能够使用带有权益和功能的令牌将会变得少之又少, DEX的存在将会变的并不重要。(根据之前的文上所述,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CEX上进行主流代币的交易)

但是如果你想象一个拥有数百万种不同令牌的未来,很多人都会使用不同的代币去获得不同的服务和权益。就算这些令牌的市场都只存在于市场的长尾之中,那么去DEX就已经非常的成功了。

而且我们完全无法排除DEX成为主流的一种可能性:

1.    如果DEX的交易深度和流动性超过CEX。

2.    监管的压力迫使中心化交易所迁移到DEX(参考币安)。

3.    在DEX之外的创新,创造巨大的本地加密用户基础。

例如,基于web3的应用程序,DEX完全可以作为游戏和应用程序中一个便捷的交换接口。(去除DEX作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个概念,“DEX”的本意是分散式交换。小巧的分散式交换接口/插件将会取代去中心化平台的存在。在此它更像一个便于价值交换的快捷工具而不是平台。

就我身边听到的一些关于DEX所最常见的论点是(按人们所提及的频率来进行排序):

1.非保管性交易,用户的资金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减少被黑客攻击的风险,项目方卷钱跑路)。

2.匿名(提供秘密交易的工具==>避税,实现资本外逃)。

3.更宽泛的代币市场。

但我敢打赌决定DEX未来的重要因素,以上这三点应该倒过来说。

宽泛的市场是最为重要的,其次是被作为资本外逃的工具,最后的保证交易的安全性是少数人才关心的事。

我想很多人不会同意这个观点,你觉得呢?

本文主要来自TonySong关于DEX的观点,关于DEX还有一些内容我也做一些补充:

关于LEO:

事实上LEO已经在OKEX,GATE,ZB等主流CEX上线。作为一代枭雄的稳定币USDT,背后的Bitfinex也上线了USDC,USDK等交易币种。所以是曾经王者开始衰败,还是他们组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呢?

为什么做长尾市场的不能是CEX:

大多数的项目方其实并不愿意和CEX合作,因为他们无法完全信任CEX,也无法防止他们作恶。加之CEX上币假如越来越没有底线的话,无论是用户还是市场,都将沦为投机的工具,这将是一连串连锁效应。

分散交换更适合作为一个小型的接口,例如著名团队JUST做出的P3D,分散式交换更像一个转换P3D和ETH价值的插件。也就是作者对DEX未来提出的假设之一,作为应用程序的零部件。

而0X、Uniswap这些去中心化交易所,则为用户提供了更多币种市场的交易深度,不仅限于单一币种的交换场景。用平台形容更为合适。无论是分散式交换还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他们都能够为用户提供资金安全保障。

长尾市场并不好做:

困难之处是在于如何连接长尾市场。比方涉及到一些需要跨链交互的市场,那么需要的人工成本将是非常高昂的。

假如出现一种分布式商业的架构体系,或者是一类全新的交易撮合算法,那么就是完全颠覆现有的中心化商业模式,这就更像是一个崭新的人类社会文明。还有一些DEX为了合规,拥抱监管(例如鲸交所,他们的用户就涉及到了KYC问题),那么这种DEX就很难成为漏税、资本外逃的工具。

技术和市场是处于并行的一个状态,而中心化的效率大大超过了去中心化,并且安全永远只是少数人的需求,也是DEX最容易实现的点。如何设计自驱的DEX接入长尾市场可能是个不错的方向。

(完)


参考资料:https://tonysheng.substack.com/p/niche-markets-most-likely-driver
编译:17
编辑:风答 查看全部
20190815210202sAmv.jpeg

(长尾市场简图,来自维基百科)


前言:长尾市场是指那些原来不受到重视的销量小但种类多的产品或服务由于总量巨大,累积起来的总收益超过主流产品的现象。比如豆瓣当年的增长,离不开长尾效应。

那么代币的长尾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来说是否足够的重要?




为方便阅读,以下名词将用英文代替。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
CEX:中心化交易所



区块链最明显的用途之一,就是可以进行无需许可、非保管资产性的交易。通常来说实现这一用途的方式是通过“分散交换”或者是“去中心化交易所”。

虽然有许多的DEX不断涌现出来,但是和大多数CEX相比,使用DEX的人还只是少数。(光是币安就能顶上四个主要DEX交易量的1000倍,这四个主要的DEX为Uniswap,Kyber,0x,DutchX)。

如果去中心化交易所真的是未来的趋势的话,为什么数据会那么难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

作者的假设是,DEX的市场其实比人们预想的要小的多。DEX正真的闪光点是在于为数字资产提供了一个长尾市场。

因为在其他时候,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人们更愿意选择方便快捷的服务) 而所谓的数字资产长尾市场应该在于:中心化交易所不支持的代币或者是市场。

不支持的代币要么太小,要么风险太大,或者是极具竞争性的交易所代币。

太小:指的是低于一定交易量阈值的代币,泛指那些成交量低迷的代币。

高风险:指的是不存在高度监管,具有很高风险的代币。

竞争性:指的是那些不同交易所发行的代币,他们的利益是冲突的。

举一个满足上述三个特点的代币,就是Bitfinex发行的LEO。

唯一支持LEO的CEX就是Bitfinex自己,而他们本身就是代币的发行方。LEO在刚上线的时候,成交量非常低迷(每天的交易量大概只有500万美元左右)。

在监管政策上,LEO不支持美国的投资者购买(Bitfinex可以随时更改白皮书或者是每月回购LEO的比例,即使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也使LEO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同时LEO和其他交易所的平台币是处于一种竞争关系,没有一家CEX愿意把自己发行的代币放在其他CEX上生成一个交易对,因为你无法知晓他们在自己的中心化体系中,是否利用不存在的硬币进行恶意操作。所以美国投资者想要获得LEO的话只能通过两种途径,OTC或者是DEX。

不支持的市场要么是新的交易对(例如早期的ETH),要么是在一个新的交易场景中(例如游戏或者应用程序,像是积分,游戏装备,虚拟宠物等)。

这些市场和那些CEX所不愿支持的代币,就价值层面来进行比较的话,前期可能会显得微不足道。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市场假如能够服务或满足大多人需求的话,将会变得举足轻重。(我们举个现实的例子,例如初期的以太坊并没有太大的法币价值体现,正真的法币价值爆发点是在ICO)。

DEX为投机者们提供了一些比较与众不同的服务:更加丰富的数字资产种类和更多的市场。

按道理来说,它们并不需和主流的老牌CEX竞争。那些新兴的CEX才是它们的竞争对象。因为新兴的CEX才可能在更多(币种的)市场上与DEX竞争,但这些CEX可能会处于一个弱势。

因为交易者们在面对这些具有高度风险的代币和市场的时候,他们更想利用非保管性交易来保证自己数字资产的安全性。 因此,去中心化交易所未来的成功,是和数字资产长尾市场未来的成功息息相关的。(长尾市场的尾巴需要足够的长)。

如果你想象一个由比特币占据主导市场的未来,那么人们能够使用带有权益和功能的令牌将会变得少之又少, DEX的存在将会变的并不重要。(根据之前的文上所述,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CEX上进行主流代币的交易)

但是如果你想象一个拥有数百万种不同令牌的未来,很多人都会使用不同的代币去获得不同的服务和权益。就算这些令牌的市场都只存在于市场的长尾之中,那么去DEX就已经非常的成功了。

而且我们完全无法排除DEX成为主流的一种可能性:

1.    如果DEX的交易深度和流动性超过CEX。

2.    监管的压力迫使中心化交易所迁移到DEX(参考币安)。

3.    在DEX之外的创新,创造巨大的本地加密用户基础。

例如,基于web3的应用程序,DEX完全可以作为游戏和应用程序中一个便捷的交换接口。(去除DEX作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个概念,“DEX”的本意是分散式交换。小巧的分散式交换接口/插件将会取代去中心化平台的存在。在此它更像一个便于价值交换的快捷工具而不是平台。

就我身边听到的一些关于DEX所最常见的论点是(按人们所提及的频率来进行排序):

1.非保管性交易,用户的资金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减少被黑客攻击的风险,项目方卷钱跑路)。

2.匿名(提供秘密交易的工具==>避税,实现资本外逃)。

3.更宽泛的代币市场。

但我敢打赌决定DEX未来的重要因素,以上这三点应该倒过来说。

宽泛的市场是最为重要的,其次是被作为资本外逃的工具,最后的保证交易的安全性是少数人才关心的事。

我想很多人不会同意这个观点,你觉得呢?

本文主要来自TonySong关于DEX的观点,关于DEX还有一些内容我也做一些补充:

关于LEO:

事实上LEO已经在OKEX,GATE,ZB等主流CEX上线。作为一代枭雄的稳定币USDT,背后的Bitfinex也上线了USDC,USDK等交易币种。所以是曾经王者开始衰败,还是他们组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呢?

为什么做长尾市场的不能是CEX:

大多数的项目方其实并不愿意和CEX合作,因为他们无法完全信任CEX,也无法防止他们作恶。加之CEX上币假如越来越没有底线的话,无论是用户还是市场,都将沦为投机的工具,这将是一连串连锁效应。

分散交换更适合作为一个小型的接口,例如著名团队JUST做出的P3D,分散式交换更像一个转换P3D和ETH价值的插件。也就是作者对DEX未来提出的假设之一,作为应用程序的零部件。

而0X、Uniswap这些去中心化交易所,则为用户提供了更多币种市场的交易深度,不仅限于单一币种的交换场景。用平台形容更为合适。无论是分散式交换还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他们都能够为用户提供资金安全保障。

长尾市场并不好做:

困难之处是在于如何连接长尾市场。比方涉及到一些需要跨链交互的市场,那么需要的人工成本将是非常高昂的。

假如出现一种分布式商业的架构体系,或者是一类全新的交易撮合算法,那么就是完全颠覆现有的中心化商业模式,这就更像是一个崭新的人类社会文明。还有一些DEX为了合规,拥抱监管(例如鲸交所,他们的用户就涉及到了KYC问题),那么这种DEX就很难成为漏税、资本外逃的工具。

技术和市场是处于并行的一个状态,而中心化的效率大大超过了去中心化,并且安全永远只是少数人的需求,也是DEX最容易实现的点。如何设计自驱的DEX接入长尾市场可能是个不错的方向。

(完)


参考资料:https://tonysheng.substack.com/p/niche-markets-most-likely-driver
编译:17
编辑:风答

福布斯:加密货币交易所监管将面临哪些挑战?

观点8btc 发表了文章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Coinfirm公司最近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全球216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中只有14%具有监管机构的许可。考虑到很多司法管辖区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都发生过黑客攻击、诈骗以及市场操纵等情况,如此低的监管覆盖率不足为奇。

Forbes认为,统计数据部分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仍在研究如何对加密货币和相关金融中介机构进行监管。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将面临很多挑战:

1.在降低风险的同时充分利用金融创新。监管机构和企业必须努力了解对方在合作制定监管标准时的立场,对交易所实施严格的监管政策可能会使其转移到监管宽松的司法管辖区内。当不同国家的政府应用不同的加密定义并采用不同的加密政策时,就会出现这种不一致的情况。

2.加密货币模糊的定位。目前,不同类型的加密资产之间的区别及其法律地位仍然模糊不清。现行的证券法在数字货币发明之前就已存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使用70多年前的Howey测试方法来确定投资性的代币是否是证券。不过,某些SEC官员承认市值排名前二的加密货币比特币和以太坊并非证券。

3.分散的监管体系。除了在联邦层面拥有多个监管机构外,美国的金融系统还把一些职责下方到各州。CFTC前主席Timothy Massad表示,国会距离解决加密资产的监管问题还有很大的鸿沟。Massad写道,

“所有加密资产交易网站都应该发布相同的警告,因为监管方面的鸿沟宽且危险。现在的情况是,欺诈很普遍,投资者保护很薄弱。这个鸿沟是我们支离破碎的监管体系造成的。虽然少数机构拥有一定的管辖权,但没有那个机构拥有足够的权力。鸿沟正处于交易活动最频繁的地方。”

4.金融技术创新。加密资产等金融技术在早期创新的过程中往往不是那么成熟稳健,这应该允许用户进行规避或内部控制。此外,加密交易所可能会承担多种功能,同时作为市场、经纪人、托管方甚至是资产的专有持有者。这可能导致难以监管的利益冲突风险增加。与股票和商品交易所相比,该领域还缺乏足够的对交易或账户进行监管的第三方工具。

这种监管的缺失会导致加密货币市场对市场诚信和投资者保护造成持续威胁。 《彭博商业周刊》在2019年7月25日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加密交易所操纵交易的问题。作者表示,“交易股票等传统资产的主要交易所会受到严格的监管。但加密货币交易所没有这些,投资者无法知道他们看到的交易量和价格真实与否。”前CFTC主席Gary Gensler指出,该监管机构的重点是通过防止市场操纵来保护投资者。

美国一些州在数字资产监管方面起到了带头作用。

怀俄明州区块链联盟的Caitlin Long提到怀俄明州通过了13条符合区块链的法律,并制定了建立直接产权的监管框架,确保拥有加密货币的人受到保护。他们的重点是使消费者免受交易所或托管人破产的影响。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Xiu MU
本文来自比推bitpush.news,转载需注明出处。 查看全部
20190816081105vkum.jpg

Coinfirm公司最近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全球216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中只有14%具有监管机构的许可。考虑到很多司法管辖区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都发生过黑客攻击、诈骗以及市场操纵等情况,如此低的监管覆盖率不足为奇。

Forbes认为,统计数据部分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仍在研究如何对加密货币和相关金融中介机构进行监管。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将面临很多挑战:

1.在降低风险的同时充分利用金融创新。监管机构和企业必须努力了解对方在合作制定监管标准时的立场,对交易所实施严格的监管政策可能会使其转移到监管宽松的司法管辖区内。当不同国家的政府应用不同的加密定义并采用不同的加密政策时,就会出现这种不一致的情况。

2.加密货币模糊的定位。目前,不同类型的加密资产之间的区别及其法律地位仍然模糊不清。现行的证券法在数字货币发明之前就已存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使用70多年前的Howey测试方法来确定投资性的代币是否是证券。不过,某些SEC官员承认市值排名前二的加密货币比特币和以太坊并非证券。

3.分散的监管体系。除了在联邦层面拥有多个监管机构外,美国的金融系统还把一些职责下方到各州。CFTC前主席Timothy Massad表示,国会距离解决加密资产的监管问题还有很大的鸿沟。Massad写道,

“所有加密资产交易网站都应该发布相同的警告,因为监管方面的鸿沟宽且危险。现在的情况是,欺诈很普遍,投资者保护很薄弱。这个鸿沟是我们支离破碎的监管体系造成的。虽然少数机构拥有一定的管辖权,但没有那个机构拥有足够的权力。鸿沟正处于交易活动最频繁的地方。”

4.金融技术创新。加密资产等金融技术在早期创新的过程中往往不是那么成熟稳健,这应该允许用户进行规避或内部控制。此外,加密交易所可能会承担多种功能,同时作为市场、经纪人、托管方甚至是资产的专有持有者。这可能导致难以监管的利益冲突风险增加。与股票和商品交易所相比,该领域还缺乏足够的对交易或账户进行监管的第三方工具。

这种监管的缺失会导致加密货币市场对市场诚信和投资者保护造成持续威胁。 《彭博商业周刊》在2019年7月25日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加密交易所操纵交易的问题。作者表示,“交易股票等传统资产的主要交易所会受到严格的监管。但加密货币交易所没有这些,投资者无法知道他们看到的交易量和价格真实与否。”前CFTC主席Gary Gensler指出,该监管机构的重点是通过防止市场操纵来保护投资者。

美国一些州在数字资产监管方面起到了带头作用。

怀俄明州区块链联盟的Caitlin Long提到怀俄明州通过了13条符合区块链的法律,并制定了建立直接产权的监管框架,确保拥有加密货币的人受到保护。他们的重点是使消费者免受交易所或托管人破产的影响。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Xiu MU
本文来自比推bitpush.news,转载需注明出处。

被枪杀、被边控、被全球流放,交易所创始人是币圈最危险职业吗?

特写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8 11:47 • 来自相关话题

一周前,波兰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market 的共同所有人(co-owner)Tobias Niemiro 头部中枪,死在了自己的故乡;

7 月中旬,因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调查,一向高调的 BitMEX CEO Arthur Hayes 神秘消失;

今年年初,加拿大交易所 QuadrigaCX 创始人 Gerald Cotten 在印度因意外去世,但关于他诈死的猜测愈演愈烈。

被枪杀、被监管、被边控、被反复调查、被全球流放……虽然交易所站在加密货币食物链顶端,交易所创始人无需加冕自带王冠,但在鲜花掌声外,交易所创始人,可以说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世界最危险的职业。

 
缘分天注定
 

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历史,从 2006 年开始书写。

这一年,P2P 传输网络“电驴”创始人 Jed Mc Caleb 一时兴起创办了 Mt.Gox。

一开始,Mt.Gox 只是一个游戏网站,后来 Jed 偶然在一篇文章中看到比特币,为了方便现实中进行比特币交易,干脆让 Mt.Gox 转型成为比特币交易所。

这是比特币交易所萌芽阶段,一个月后,Mt.Gox 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占据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 70%,并在很长时间内,一枝独秀。

2011 年 3 月,Jed 将 Mt.Gox 转给了 Mark Karpeles。由于 Mark 居住在法国,而且身材微胖,因此被比特币爱好者们称为“法胖”。

比特币渐渐走出极客的世界。2013 年,创立了团购网站“万团网”,进军餐饮 O2O 均告失败的徐明星经过仔细研究后,深信比特币前景辽阔,于是融资 500 万创立了比特币交易平台 OKCoin 币行网,再次创业。

像徐明星一样三次“流浪”的还有李林。从甲骨文离职的李林,先后做了社交网站“友谊网”、团购网站“人人折”,2013 年购买了域名“huobiwang”,创立了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

缘分在此时就已经注定,几乎同时成立的火币网和 OKCoin 见证了中国加密货币发展历史,既是彼此最想除去的死对头,又是监管下抱团取暖的伙伴。

2013 年,国外有年轻人同样注意到了加密货币交易所这块蓝海。

在温哥华,一群年轻的比特币爱好者时常聚会,热烈地讨论着比特币等问题。Gerald Cotton 也是其中一员。

“加拿大公民购买比特币的渠道并不多,只能采用电汇的方式,将钱转到日本的 Mt.Gox,然后再进行交易。”在一次采访中,年仅 26 岁的 Gerald 这样回忆 2013 年夏天。

瞄准了这一空白市场,2013 年圣诞节,Gerald 和另一个合伙人共同创办了 QuadrigaCX 交易所。

离温哥华 4800 公里远的纽约,曾经的衍生品交易员 Arthur Hayes 正在研读比特币白皮书。

彼时,他刚被花旗银行炒鱿鱼,在 Zero Hedge 上听闻比特币价格冲到了 250 美元,“比特币真酷”,他这样感叹,并开始探索进行比特币交易。

与李林和徐明星不同的是,Arthur 有着对金融产品的认知和丰富的交易经验,他敏锐地察觉到期货的流通量远超股票市场。

于是 2014 年 1 月份他说服了另外两个合伙人一起创建了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 BitMEX,10 个月之后正式上线官网。

即使是现在,在谈起当年创办 BitMEX 的那段经历,Arthur Hayes 仍觉得自己“万分幸运”。

同样是在 2013 年,从加拿大顶级学府麦吉尔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后,赵长鹏在全世界频繁跳槽。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一个扑克牌友那里听说了比特币,也产生了兴趣,他加入了 OKCoin,和徐明星、何一并称为“三剑客”。

 
甜蜜的红利
 

交易所创办起来后,随着比特币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入场的玩家也越来越多。

2013 年 5 月中旬,被法胖接盘的 Mt.Gox 依然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其每天处理的交易量最高占全球比特币交易总量的 80%,法胖也因此被很多人称为“比特币大亨”。

但这个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突然轰然倒塌。

2013 年 11 月,有用户发现在 Mt.Gox 上提取比特币要等上好几个月。2014 年 2 月,有媒体爆料 Mt.Gox 被盗,丢失了 85 万个比特币。

有媒体调查后发现,从 2013 年开始,有一个网名叫“Willy”的人,每隔 5-10 分钟就建立一个新账号来购买比特币,每次买 10-20 个。前后大概买了 20 万枚比特币。

圈内怀疑“Willy”就是法胖,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法胖监守自盗,但并没有确切证据。





▲ 当年“Willy”的交易截图


受 Mt.Gox 被盗事件影响,市场上的交易所遭遇巨大信任危机,比特币也一度元气大伤,从当时的 600 美元跳水到 400 美元。

虽然 Mt.Gox 后来在一个钱包中找到近 20 万枚比特币,但法院及 Mt.Gox 至今未能确认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将这笔资金归还给受害者。

然而在当时的市场上,与法胖的“水深火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交易所创始人靠着市场上的巨大空白、监管的宽松和竞争对手的缺乏而吃下了不少“甜蜜的红利”。

为了吸引更多用户到火币上来进行交易,李林在 2013 年 9 月 20 日免除了比特币交易手续费(后于 2017 年恢复)。到 2013 年年底,火币网平台累计交易量达到 300 亿人民币,成为全国最大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

而徐明星也不甘示弱。他别出心裁的选择莱特币作为突破口,在 2013 年 11 月份推出莱特币交易对,免除莱特币交易手续费,以币价低、获利高为噱头大力进行宣传。

正是在徐明星的策略下,2013 年 12 月,OKCoin 宣布莱特币交易额达到 850 万个,日处理资金量达到 30 亿元。这是当时全球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最高纪录。

5 个月后,徐明星宣布 OKCoin 超越火币网,成为世界比特币交易成交量第一的交易所。

此后的三年中,徐明星和李林一直在暗中较劲。而两人争斗白热化,是在 2014 年 10 月 31 日,火币网和 OKCoin 在同一天宣布上 20 倍杠杆。

同一时间,北美地区的 Gerald 和 Arthur 也在大跨步的前进。

温哥华也掀起了一股比特币热潮,在 Gerald 带领下的 QuadrigaCX 也吃到了第一批用户红利。

仅仅在 2015 年,QuadrigaCX 处理的比特币交易量大约就占据了整个加拿大的 60%~90%,QuadrigaCX 成为加拿大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Arthur 的比特币期货生意也越来越好。到 2019 年,BitMEX 处理了全球 90% 以上的比特币期货交易,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

但急速崛起背后,风险悄然而至。

 
敌意与质疑
 

2017 年,“九四”到来,加密货币市场再次出现大地震。

“九四”政策叫停了所有 ICO 项目,也迫使 OKCoin、火币网等停止新用户注册和充值,以这两个为首的国内交易所纷纷转移主体至海外。

据知情人士称,“九四”那段时间,李林的精神和身体状况很不好,甚至一度被传患上抑郁症。他还打算卖掉火币网,但由于种种原因,这笔交易没有达成。

但全民炒币的热情,已经被点燃。到了 2017 年年底,比特币价格达到史上最高的 2 万美元。即使几个月前才经历过“九四”的洗礼,创始人们在当时也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迅速转移海外的币安,没有因为“九四”受到太大的影响,并且成功“接收”国内的用户,通过高调的波场营销活动、创新的平台币模式,币安迅速崛起,在 7 个月内超越火币网和 OKCoin ,成为当时全球第一大交易所。

币安奇袭,火币网和 OKCoin 反攻。

2017 年 12 月,OKCoin 的运营方 OKEx 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的融资;2018 年 1 月起,OKCoin 在一个月内上线超过 20 个 ICO 项目。

而在 2018 年 1 月12 日至 17 日,火币网更是在 5 天内上线 7 个 ICO 项目;同时火币网员工数量迅速扩展到 1300 人,业务布局也在极力扩张。

两个不甘示弱、彼此竞争的对手,在不断膨胀的同时,还没意识到真正的危机降临得如此之快。

在比特币价格到达顶峰后,随后的一年时间里便一路下降,形成了 2018 年一整年的熊市行情。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有多名 OKEx 的用户爆料自己频繁被曝仓。大批维权者聚集在 OKCoin 北京总部大楼,要徐明星给个说法,甚至有激进的用户要当场喝敌敌畏自杀。





▲ 维权者拉起横幅向徐明星索赔


2018 年 3 月,一篇名为《敌敌畏洒向徐明星》的文章指出,运营 OKCoin 的主体 OKEx 平台存在数据造假、操纵交易的嫌疑。而同时任职 OKCoin 和 OKEx 的徐明星既是“赌场”的主人,又是出“老千”的人。

坏消息接踵而来。OKEx 的 CEO 李书沸在 5 月离徐明星而去,归顺李林的火币网,投入了“敌方战壕”;加上赵长鹏、何一的出走,币安的崛起,徐明星被质疑“刚愎自负”、“留不住人才”。

李林那边的生活也不好过。火币网内部技术人才不断流失、新员工的不断加入导致公司人员流动率极大,进而造成部门效率低下、内部腐败频发。

原本 3 月份还向记者表示要“投奔新生活”的李林,这时不得不开始在公司内部大规模裁员。这也导致许多被裁员工对李林颇具微词。

而此时的赵长鹏,虽然日子比李林和徐明星要好过很多,却为了逃避监管,只能带着币安在全球“流浪”。

2018 年 3 月,日本金融厅以币安没有在日本注册为由向其发出警告。为了避免与日本法规发生冲突,赵长鹏不得不带着币安“搬家”去马耳他。从那以后,赵长鹏和他的币安在欧洲、非洲、东南亚频繁出现。

这场熊市,让加密货币市场元气大伤,交易所创始人首当其冲。

 
意外的结局
 

今年,加密货币市场从熊市泥沼中挣脱,比特币等主流币价格开始复苏。但熬过了熊市的创始人们,要直面的挑战,是监管。

不是“九四”时期的“一刀切”,而是更审慎、细致、渗透到业务血管中的监管。

著名经济学家“末日博士” Nouriel Roubin 一直对 BitMEX 和 Arthur 持强烈批判态度。今年 7 月 2 日的亚洲区块链峰会上,Nouriel 在和 Arthur 展开的一场“Tangle in Taipei”辩论中表示,Arthur 创立的 BitMEX 并没有满足 KYC 和 AML 监管要求。

7 月 17 日,Nouriel 又发推称 BitMEX 参与了一系列非法活动,包括洗钱、内部交易等。两天后,CFTC 展开对 BitMEX 的调查。

而两周后消失在了大众视野中的 Arthur,8 月 1 日突然在推特上出现,表示自己现在在一艘游艇上做交易,背景是一片热带丛林,还说 9 月再与大家见面。





▲ Arthur 推文截图


在国内,交易所创始人被监管的表现是“被边控”。比如,面对孙宇晨共赴巴菲特午餐的邀约,李林婉言谢绝了。外界猜测李林至今仍被限制出境。

但他们都不是最煎熬的。

Gerald 和他的 QuadrigaCX 没能等到这次加密货币复苏。2019 年 1 月 15 日,QuadrigaCX 官方宣布 Gerald 一个多月前因意外去世,同时平台欠债权人超 10 亿人民币无法归还给用户,因为它们被创始人放在冷钱包里无法取出。

消息一出,大量用户在 Twitter 等社交平台上大肆讨伐 QuadrigaCX 和 Gerald 。有人质疑医院并未公布 Gerald 的死亡细节;还有人怀疑 Gerald 是用假死掩盖卷款潜逃。

2019 年 6 月 20 日,安永会计事务所在调查中发现,Gerald 曾盗用用户资金进行保证金交易,还把大量客户资金转入自己的账户中。这让人们对于 Gerald 监守自盗越发深信不疑。

而在众多交易所创始人里,波兰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market 共同所有人 Tobias 落得了最为凄惨的结局。

7 月 25 日,正值壮年的他被发现头部中枪,死在了家乡的森林里。警方初步判断是自杀,不排除他杀的可能。

但 Tobias 在去世前几个小时给一个商人发送了一份长篇电子邮件,里面的内容提到他“发现自己身处阴暗的商人环境中”,还列出了一些人名。外界认为, Tobias 很可能死于商业谋杀。

相比之下,置于暴风眼中法胖如今却颇为平静。

2019 年 3 月 15 日,日本检方正式宣布法胖因篡改财务记录罪被判刑 2 年零 6 个月,缓刑 4 年。

2019 年 6 月 5 日,日本《每日新闻报》文章表示,法胖透露他将在日本注册一家新的区块链技术公司 Tristan Technologies Co.,并担任该公司的首席技术官。

快节奏的周期、不确定的监管、依然草莽的行业环境、巨大财富带来的人性挑战和外部威胁,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创始人们要时刻面对的挑战。

除此之外,他们在享受一个快速崛起和信息不对称的行业的所有红利。

一组数据可以证明:

OKCoin 在 2018 年全年营收 4.2 亿美元;币安 2019 年第二季度净利润超过 1 亿美元;火币网第二季度营收为 2.7 亿美元……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加密货币的时代机遇,可能是一生命运的转折点,也可能是暗中标好价格的礼物。


文 / 31QU 小壳 查看全部
20190807190503uokY.jpeg


一周前,波兰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market 的共同所有人(co-owner)Tobias Niemiro 头部中枪,死在了自己的故乡;

7 月中旬,因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调查,一向高调的 BitMEX CEO Arthur Hayes 神秘消失;

今年年初,加拿大交易所 QuadrigaCX 创始人 Gerald Cotten 在印度因意外去世,但关于他诈死的猜测愈演愈烈。

被枪杀、被监管、被边控、被反复调查、被全球流放……虽然交易所站在加密货币食物链顶端,交易所创始人无需加冕自带王冠,但在鲜花掌声外,交易所创始人,可以说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世界最危险的职业。

 
缘分天注定
 

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历史,从 2006 年开始书写。

这一年,P2P 传输网络“电驴”创始人 Jed Mc Caleb 一时兴起创办了 Mt.Gox。

一开始,Mt.Gox 只是一个游戏网站,后来 Jed 偶然在一篇文章中看到比特币,为了方便现实中进行比特币交易,干脆让 Mt.Gox 转型成为比特币交易所。

这是比特币交易所萌芽阶段,一个月后,Mt.Gox 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占据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 70%,并在很长时间内,一枝独秀。

2011 年 3 月,Jed 将 Mt.Gox 转给了 Mark Karpeles。由于 Mark 居住在法国,而且身材微胖,因此被比特币爱好者们称为“法胖”。

比特币渐渐走出极客的世界。2013 年,创立了团购网站“万团网”,进军餐饮 O2O 均告失败的徐明星经过仔细研究后,深信比特币前景辽阔,于是融资 500 万创立了比特币交易平台 OKCoin 币行网,再次创业。

像徐明星一样三次“流浪”的还有李林。从甲骨文离职的李林,先后做了社交网站“友谊网”、团购网站“人人折”,2013 年购买了域名“huobiwang”,创立了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

缘分在此时就已经注定,几乎同时成立的火币网和 OKCoin 见证了中国加密货币发展历史,既是彼此最想除去的死对头,又是监管下抱团取暖的伙伴。

2013 年,国外有年轻人同样注意到了加密货币交易所这块蓝海。

在温哥华,一群年轻的比特币爱好者时常聚会,热烈地讨论着比特币等问题。Gerald Cotton 也是其中一员。

“加拿大公民购买比特币的渠道并不多,只能采用电汇的方式,将钱转到日本的 Mt.Gox,然后再进行交易。”在一次采访中,年仅 26 岁的 Gerald 这样回忆 2013 年夏天。

瞄准了这一空白市场,2013 年圣诞节,Gerald 和另一个合伙人共同创办了 QuadrigaCX 交易所。

离温哥华 4800 公里远的纽约,曾经的衍生品交易员 Arthur Hayes 正在研读比特币白皮书。

彼时,他刚被花旗银行炒鱿鱼,在 Zero Hedge 上听闻比特币价格冲到了 250 美元,“比特币真酷”,他这样感叹,并开始探索进行比特币交易。

与李林和徐明星不同的是,Arthur 有着对金融产品的认知和丰富的交易经验,他敏锐地察觉到期货的流通量远超股票市场。

于是 2014 年 1 月份他说服了另外两个合伙人一起创建了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 BitMEX,10 个月之后正式上线官网。

即使是现在,在谈起当年创办 BitMEX 的那段经历,Arthur Hayes 仍觉得自己“万分幸运”。

同样是在 2013 年,从加拿大顶级学府麦吉尔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后,赵长鹏在全世界频繁跳槽。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一个扑克牌友那里听说了比特币,也产生了兴趣,他加入了 OKCoin,和徐明星、何一并称为“三剑客”。

 
甜蜜的红利
 

交易所创办起来后,随着比特币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入场的玩家也越来越多。

2013 年 5 月中旬,被法胖接盘的 Mt.Gox 依然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其每天处理的交易量最高占全球比特币交易总量的 80%,法胖也因此被很多人称为“比特币大亨”。

但这个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突然轰然倒塌。

2013 年 11 月,有用户发现在 Mt.Gox 上提取比特币要等上好几个月。2014 年 2 月,有媒体爆料 Mt.Gox 被盗,丢失了 85 万个比特币。

有媒体调查后发现,从 2013 年开始,有一个网名叫“Willy”的人,每隔 5-10 分钟就建立一个新账号来购买比特币,每次买 10-20 个。前后大概买了 20 万枚比特币。

圈内怀疑“Willy”就是法胖,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法胖监守自盗,但并没有确切证据。

20190807190503hHd9.jpeg

▲ 当年“Willy”的交易截图


受 Mt.Gox 被盗事件影响,市场上的交易所遭遇巨大信任危机,比特币也一度元气大伤,从当时的 600 美元跳水到 400 美元。

虽然 Mt.Gox 后来在一个钱包中找到近 20 万枚比特币,但法院及 Mt.Gox 至今未能确认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将这笔资金归还给受害者。

然而在当时的市场上,与法胖的“水深火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交易所创始人靠着市场上的巨大空白、监管的宽松和竞争对手的缺乏而吃下了不少“甜蜜的红利”。

为了吸引更多用户到火币上来进行交易,李林在 2013 年 9 月 20 日免除了比特币交易手续费(后于 2017 年恢复)。到 2013 年年底,火币网平台累计交易量达到 300 亿人民币,成为全国最大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

而徐明星也不甘示弱。他别出心裁的选择莱特币作为突破口,在 2013 年 11 月份推出莱特币交易对,免除莱特币交易手续费,以币价低、获利高为噱头大力进行宣传。

正是在徐明星的策略下,2013 年 12 月,OKCoin 宣布莱特币交易额达到 850 万个,日处理资金量达到 30 亿元。这是当时全球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最高纪录。

5 个月后,徐明星宣布 OKCoin 超越火币网,成为世界比特币交易成交量第一的交易所。

此后的三年中,徐明星和李林一直在暗中较劲。而两人争斗白热化,是在 2014 年 10 月 31 日,火币网和 OKCoin 在同一天宣布上 20 倍杠杆。

同一时间,北美地区的 Gerald 和 Arthur 也在大跨步的前进。

温哥华也掀起了一股比特币热潮,在 Gerald 带领下的 QuadrigaCX 也吃到了第一批用户红利。

仅仅在 2015 年,QuadrigaCX 处理的比特币交易量大约就占据了整个加拿大的 60%~90%,QuadrigaCX 成为加拿大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Arthur 的比特币期货生意也越来越好。到 2019 年,BitMEX 处理了全球 90% 以上的比特币期货交易,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

但急速崛起背后,风险悄然而至。

 
敌意与质疑
 

2017 年,“九四”到来,加密货币市场再次出现大地震。

“九四”政策叫停了所有 ICO 项目,也迫使 OKCoin、火币网等停止新用户注册和充值,以这两个为首的国内交易所纷纷转移主体至海外。

据知情人士称,“九四”那段时间,李林的精神和身体状况很不好,甚至一度被传患上抑郁症。他还打算卖掉火币网,但由于种种原因,这笔交易没有达成。

但全民炒币的热情,已经被点燃。到了 2017 年年底,比特币价格达到史上最高的 2 万美元。即使几个月前才经历过“九四”的洗礼,创始人们在当时也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迅速转移海外的币安,没有因为“九四”受到太大的影响,并且成功“接收”国内的用户,通过高调的波场营销活动、创新的平台币模式,币安迅速崛起,在 7 个月内超越火币网和 OKCoin ,成为当时全球第一大交易所。

币安奇袭,火币网和 OKCoin 反攻。

2017 年 12 月,OKCoin 的运营方 OKEx 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的融资;2018 年 1 月起,OKCoin 在一个月内上线超过 20 个 ICO 项目。

而在 2018 年 1 月12 日至 17 日,火币网更是在 5 天内上线 7 个 ICO 项目;同时火币网员工数量迅速扩展到 1300 人,业务布局也在极力扩张。

两个不甘示弱、彼此竞争的对手,在不断膨胀的同时,还没意识到真正的危机降临得如此之快。

在比特币价格到达顶峰后,随后的一年时间里便一路下降,形成了 2018 年一整年的熊市行情。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有多名 OKEx 的用户爆料自己频繁被曝仓。大批维权者聚集在 OKCoin 北京总部大楼,要徐明星给个说法,甚至有激进的用户要当场喝敌敌畏自杀。

20190807190505WE0K.jpeg

▲ 维权者拉起横幅向徐明星索赔


2018 年 3 月,一篇名为《敌敌畏洒向徐明星》的文章指出,运营 OKCoin 的主体 OKEx 平台存在数据造假、操纵交易的嫌疑。而同时任职 OKCoin 和 OKEx 的徐明星既是“赌场”的主人,又是出“老千”的人。

坏消息接踵而来。OKEx 的 CEO 李书沸在 5 月离徐明星而去,归顺李林的火币网,投入了“敌方战壕”;加上赵长鹏、何一的出走,币安的崛起,徐明星被质疑“刚愎自负”、“留不住人才”。

李林那边的生活也不好过。火币网内部技术人才不断流失、新员工的不断加入导致公司人员流动率极大,进而造成部门效率低下、内部腐败频发。

原本 3 月份还向记者表示要“投奔新生活”的李林,这时不得不开始在公司内部大规模裁员。这也导致许多被裁员工对李林颇具微词。

而此时的赵长鹏,虽然日子比李林和徐明星要好过很多,却为了逃避监管,只能带着币安在全球“流浪”。

2018 年 3 月,日本金融厅以币安没有在日本注册为由向其发出警告。为了避免与日本法规发生冲突,赵长鹏不得不带着币安“搬家”去马耳他。从那以后,赵长鹏和他的币安在欧洲、非洲、东南亚频繁出现。

这场熊市,让加密货币市场元气大伤,交易所创始人首当其冲。

 
意外的结局
 

今年,加密货币市场从熊市泥沼中挣脱,比特币等主流币价格开始复苏。但熬过了熊市的创始人们,要直面的挑战,是监管。

不是“九四”时期的“一刀切”,而是更审慎、细致、渗透到业务血管中的监管。

著名经济学家“末日博士” Nouriel Roubin 一直对 BitMEX 和 Arthur 持强烈批判态度。今年 7 月 2 日的亚洲区块链峰会上,Nouriel 在和 Arthur 展开的一场“Tangle in Taipei”辩论中表示,Arthur 创立的 BitMEX 并没有满足 KYC 和 AML 监管要求。

7 月 17 日,Nouriel 又发推称 BitMEX 参与了一系列非法活动,包括洗钱、内部交易等。两天后,CFTC 展开对 BitMEX 的调查。

而两周后消失在了大众视野中的 Arthur,8 月 1 日突然在推特上出现,表示自己现在在一艘游艇上做交易,背景是一片热带丛林,还说 9 月再与大家见面。

20190807190505H5gN.jpeg

▲ Arthur 推文截图


在国内,交易所创始人被监管的表现是“被边控”。比如,面对孙宇晨共赴巴菲特午餐的邀约,李林婉言谢绝了。外界猜测李林至今仍被限制出境。

但他们都不是最煎熬的。

Gerald 和他的 QuadrigaCX 没能等到这次加密货币复苏。2019 年 1 月 15 日,QuadrigaCX 官方宣布 Gerald 一个多月前因意外去世,同时平台欠债权人超 10 亿人民币无法归还给用户,因为它们被创始人放在冷钱包里无法取出。

消息一出,大量用户在 Twitter 等社交平台上大肆讨伐 QuadrigaCX 和 Gerald 。有人质疑医院并未公布 Gerald 的死亡细节;还有人怀疑 Gerald 是用假死掩盖卷款潜逃。

2019 年 6 月 20 日,安永会计事务所在调查中发现,Gerald 曾盗用用户资金进行保证金交易,还把大量客户资金转入自己的账户中。这让人们对于 Gerald 监守自盗越发深信不疑。

而在众多交易所创始人里,波兰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market 共同所有人 Tobias 落得了最为凄惨的结局。

7 月 25 日,正值壮年的他被发现头部中枪,死在了家乡的森林里。警方初步判断是自杀,不排除他杀的可能。

但 Tobias 在去世前几个小时给一个商人发送了一份长篇电子邮件,里面的内容提到他“发现自己身处阴暗的商人环境中”,还列出了一些人名。外界认为, Tobias 很可能死于商业谋杀。

相比之下,置于暴风眼中法胖如今却颇为平静。

2019 年 3 月 15 日,日本检方正式宣布法胖因篡改财务记录罪被判刑 2 年零 6 个月,缓刑 4 年。

2019 年 6 月 5 日,日本《每日新闻报》文章表示,法胖透露他将在日本注册一家新的区块链技术公司 Tristan Technologies Co.,并担任该公司的首席技术官。

快节奏的周期、不确定的监管、依然草莽的行业环境、巨大财富带来的人性挑战和外部威胁,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创始人们要时刻面对的挑战。

除此之外,他们在享受一个快速崛起和信息不对称的行业的所有红利。

一组数据可以证明:

OKCoin 在 2018 年全年营收 4.2 亿美元;币安 2019 年第二季度净利润超过 1 亿美元;火币网第二季度营收为 2.7 亿美元……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加密货币的时代机遇,可能是一生命运的转折点,也可能是暗中标好价格的礼物。


文 / 31QU 小壳

Bakkt的野心与困境

公司chainbs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5 15:44 • 来自相关话题

    几经波折,由纽交所母公司ICE洲际交易所推出的比特币期货交易所Bakkt终于开始测试并敲定上线时间,预计会在2-3个月内上线。

    作为全球顶级金融机构试水加密货币的尝试,Bakkt承载着ICE对其巨大的期望,即抢占、卡位加密货币交易这一新兴金融市场,乃至涉足加密货币支付等业务打造闭环生态,巩固ICE作为全球顶级交易所与清结算网络的地位。



今年7月底,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Bakkt正式开始测试,再度引起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的高度关注。

Bakkt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在于其主要发起者系纽交所母公司ICE洲际交易所。作为全球第二大受监管交易所和清算所运营网络,ICE 旗下还拥有加拿大期货交易所、巴黎证券交易所、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在内的 14 家证券及期货交易所,以及 5 家结算所,堪称是传统金融交易行业中的巨擘。

同时,Bakkt还在19年初获得1.825亿美元首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包括李嘉诚旗下维港投资、微软(MSFT.US)旗下风投部门M12、波士顿咨询集团、CMT Digital、Eagle Seven以及腾讯南非大股东Naspers等。

如此强悍的背景,使得Bakkt的推出具有了不同凡响的意义,这意味着国际主流金融界在涉足加密货币业务上迈出重要一步,并被认为极有可能吸引更多投资者与资金进入加密货币行业,推动比特币等主流加密货币的价格上涨。

Bibox副总裁向丹认为Bakkt对行业会具有四方面积极影响,分别是极大延伸了加密货币市场的边界;专业投资机构与人员的入场会使整个行业趋于规范和成熟;大规模的资金和专业的人可以让优质的区块链项目效能得到合理的经济价值实现;促进监管措施和策略的进一步完善与落地,让整个行业发展更有秩序。

但在Bakkt真正推出之前,这些推断都只能停留在假设阶段,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因素。事实上,传统金融交易所开拓比特币期货业务并不稀奇,早在17年底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与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就相继推出比特币期货合约业务,它们事实上也都是ICE的竞争对手。

之所以传统金融机构都钟情于比特币期货交易而非现货交易,主要是因为出于合规与市场空间的考虑。现货交易往往会涉及资产被盗、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多重风险,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并且美国监管部门尚未制定完全适用的准入与执行法规,因而主流金融机构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形下不会轻易涉足。

相比之下,现有的比特币期货交易一般不涉及现货,安全性与可控性更高,因而比特币期货交易处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允许的范围内。「而且,期货业务的市场空间是现货的10倍以上,而且不受牛熊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在目前数字货币交易领域期货市场竞争越来越剧烈的原因。」向丹说道。

经过近两年的实践,前述两家交易所的业务有喜有悲。据相关报道,由于交易量过低,CBOE的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已经在今年年初宣布暂停新开设合约,以重新审视如何进入这一领域。但CME平台推出的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数据非常亮眼,成立至今年7月已经交易了超过200万份合约,相当于1000多万个比特币,且交易量涨势仍在持续上涨,今年5月平均每日交易量超过13,600份合约,如此交易量也为CME带来非常可观的收入。





CME与CBOE两家交易所今年以来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量 数据来源:tradeblock


ICE洲际交易所的入局,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CME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表现的刺激与诱惑,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在新兴金融领域严重失位的现象。

但相比前两者只提供现金结算的比特币期货,即交易双方只需要根据各自的价格预测在约定时间内进行期货交易,不必购买BTC实物资产,交易所最终只需在合约到期后,根据实时市场价与此前买方建立头寸的差价,在双方账户上进行现金交割即可,但Bakkt则在期货结算形式上迈出一大步,即比特币合约结算可以支持实物结算。

这意味着Bakkt在合约交割时需要向客户交付真实的比特币,也就是说交易所方面需要提前购买并储存有相当数量的比特币。考虑到目前已有比特币期货交易所的交易量,Bakkt的实物交割机制将为二级市场带去相当可观的购买需求量,继而改善市场供需关系、带动市场行情的上涨。

但实现这个机制并不容易,Bakkt原本早在18年12月就上线,但由于迟迟无法获得CFTC的监管批准,已经推迟了多次上线计划,这主要是由于实物交割机制复杂、合规要求严格。

据了解,以实物进行交割的期货交易一般涉及到三部分,分别是托管、交易、清算,根据美国相关监管要求,拥有 DCO 牌照的企业可以进行托管业务,拥有 DCM 牌照的企业可以进行清算业务,但Bakkt 本身既没有 DCO 牌照也没有 DCM 牌照,虽然18年通过收购拥有 DCO 牌照的数字资产托管公司DACC获取其牌照,但最重要的DCM 牌照仍没有获取。

同时,期货交易平台LedgerX和ErisX都宣布已经获得美国商品和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准入许可,且都以比特币实物交割结算,另一个平台Seed CX则拿到了纽约金融服务部许可牌照BitLicense,其中LedgerX很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首个以实物交割的比特币期货合约平台。Bakkt作为实物结算的比特币期货最初的高调发起人,现在已经完全失去先发优势并面临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

Bakkt 也曾试图像Seed CX 一般,通过向纽约金融服务部申请许可牌照,以成为合法的数字资产托管方。为此Bakkt推出了自己的交割仓库, 但截至目前,它尚未拿到这块牌照。不过从Bakkt表态即将在9月底上线的信息来看,Bakkt 有望在两个月内的时间里解决牌照问题。

另外还值得注意的是,此前CME(芝商所)比特币期货合约每月结算日多数情况下都会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下跌,并被称为比特币期货「交割日效应」。据了解,这主要是由于期货合约价格是以比特币现货价格作为参照的,空头希望以更低的价格交割获得BTC,而多头却希望以更高的价格交割卖出BTC,从而双方的博弈会导致交割当天价格波动剧烈,一旦平衡打破就会出现单边行情。

待Bakkt正式上线后,吸引到更多资金体量庞大的投资者加入结算日博弈,或许会带来更加剧烈的行情波动,但考虑到Bakkt需要投资者使用比特币现货进行实物交割,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投机行为。直至比特币的价值真正被多数投资者认可,而不是像如今其投机属性更加引人注目,这样的现象才会可能得到根本性的缓解。

不过考虑到Bakkt等合规期货交易所可能会存在种种限制,它们对BitMEX、OKex等原生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的影响会比较有限,前者目标客户更多的是主流金融体系投资者,这也是一个更加庞大的新兴市场;后者由于玩法更加丰富、投机属性更加明显,目标客户仍然以加密货币行业既有投资者为主。

同时,Bakkt作为个体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可能也不能过于高估,毕竟此前已有芝加哥多家期货交易所入局,同时还有LedgerX等各具背景的期货交易所参与竞争,Bakkt的象征性意义可能比实质性意义更大,但这一批交易所产生的影响或许会超出多数人的预料。

当然,Bakkt的目标并不止于期货交易,它甚至还试图在现货交易、加密货币支付方面有所行动,打通从交易到支付的闭环。公开资料显示,Bakkt 将会使用微软的云解决方案为数字资产创建一个开放且受监管的全球生态系统,消费者和机构能够无缝购买、销售、存储和使用数字资产,其首批合作伙伴中包含了微软、星巴克、波士顿咨询等知名企业。

目前加密货币支付领域已经有Bitpay、Coinbase等玩家,并主要在一些涉及跨境支付场景的中小型网站推广应用,Bakkt显示是希望借助背后巨头的背书,从主流零售商和线下支付领域突破,提升加密货币以及自身在公众日常生活的使用率,可谓野心勃勃。

假如Bakkt不再次「放鸽子」,如今距离Bakkt正式上线大约还有1-2个月,届时大概率会对加密货币二级市场的短期表现产生积极影响,但真正吸引「Old Money」们大规模进入该市场仍是个未知数。而踏入全新的加密货币市场,ICE洲际交易所过往的成绩与经验能在多大程度得到复制,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胡韬
来源:链捕手 查看全部
2019080511531844284.jpg


    几经波折,由纽交所母公司ICE洲际交易所推出的比特币期货交易所Bakkt终于开始测试并敲定上线时间,预计会在2-3个月内上线。

    作为全球顶级金融机构试水加密货币的尝试,Bakkt承载着ICE对其巨大的期望,即抢占、卡位加密货币交易这一新兴金融市场,乃至涉足加密货币支付等业务打造闭环生态,巩固ICE作为全球顶级交易所与清结算网络的地位。




今年7月底,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Bakkt正式开始测试,再度引起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的高度关注。

Bakkt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在于其主要发起者系纽交所母公司ICE洲际交易所。作为全球第二大受监管交易所和清算所运营网络,ICE 旗下还拥有加拿大期货交易所、巴黎证券交易所、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在内的 14 家证券及期货交易所,以及 5 家结算所,堪称是传统金融交易行业中的巨擘。

同时,Bakkt还在19年初获得1.825亿美元首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包括李嘉诚旗下维港投资、微软(MSFT.US)旗下风投部门M12、波士顿咨询集团、CMT Digital、Eagle Seven以及腾讯南非大股东Naspers等。

如此强悍的背景,使得Bakkt的推出具有了不同凡响的意义,这意味着国际主流金融界在涉足加密货币业务上迈出重要一步,并被认为极有可能吸引更多投资者与资金进入加密货币行业,推动比特币等主流加密货币的价格上涨。

Bibox副总裁向丹认为Bakkt对行业会具有四方面积极影响,分别是极大延伸了加密货币市场的边界;专业投资机构与人员的入场会使整个行业趋于规范和成熟;大规模的资金和专业的人可以让优质的区块链项目效能得到合理的经济价值实现;促进监管措施和策略的进一步完善与落地,让整个行业发展更有秩序。

但在Bakkt真正推出之前,这些推断都只能停留在假设阶段,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因素。事实上,传统金融交易所开拓比特币期货业务并不稀奇,早在17年底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与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就相继推出比特币期货合约业务,它们事实上也都是ICE的竞争对手。

之所以传统金融机构都钟情于比特币期货交易而非现货交易,主要是因为出于合规与市场空间的考虑。现货交易往往会涉及资产被盗、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多重风险,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并且美国监管部门尚未制定完全适用的准入与执行法规,因而主流金融机构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形下不会轻易涉足。

相比之下,现有的比特币期货交易一般不涉及现货,安全性与可控性更高,因而比特币期货交易处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允许的范围内。「而且,期货业务的市场空间是现货的10倍以上,而且不受牛熊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在目前数字货币交易领域期货市场竞争越来越剧烈的原因。」向丹说道。

经过近两年的实践,前述两家交易所的业务有喜有悲。据相关报道,由于交易量过低,CBOE的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已经在今年年初宣布暂停新开设合约,以重新审视如何进入这一领域。但CME平台推出的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数据非常亮眼,成立至今年7月已经交易了超过200万份合约,相当于1000多万个比特币,且交易量涨势仍在持续上涨,今年5月平均每日交易量超过13,600份合约,如此交易量也为CME带来非常可观的收入。

2019080511541951180.png

CME与CBOE两家交易所今年以来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量 数据来源:tradeblock


ICE洲际交易所的入局,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CME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表现的刺激与诱惑,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在新兴金融领域严重失位的现象。

但相比前两者只提供现金结算的比特币期货,即交易双方只需要根据各自的价格预测在约定时间内进行期货交易,不必购买BTC实物资产,交易所最终只需在合约到期后,根据实时市场价与此前买方建立头寸的差价,在双方账户上进行现金交割即可,但Bakkt则在期货结算形式上迈出一大步,即比特币合约结算可以支持实物结算。

这意味着Bakkt在合约交割时需要向客户交付真实的比特币,也就是说交易所方面需要提前购买并储存有相当数量的比特币。考虑到目前已有比特币期货交易所的交易量,Bakkt的实物交割机制将为二级市场带去相当可观的购买需求量,继而改善市场供需关系、带动市场行情的上涨。

但实现这个机制并不容易,Bakkt原本早在18年12月就上线,但由于迟迟无法获得CFTC的监管批准,已经推迟了多次上线计划,这主要是由于实物交割机制复杂、合规要求严格。

据了解,以实物进行交割的期货交易一般涉及到三部分,分别是托管、交易、清算,根据美国相关监管要求,拥有 DCO 牌照的企业可以进行托管业务,拥有 DCM 牌照的企业可以进行清算业务,但Bakkt 本身既没有 DCO 牌照也没有 DCM 牌照,虽然18年通过收购拥有 DCO 牌照的数字资产托管公司DACC获取其牌照,但最重要的DCM 牌照仍没有获取。

同时,期货交易平台LedgerX和ErisX都宣布已经获得美国商品和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准入许可,且都以比特币实物交割结算,另一个平台Seed CX则拿到了纽约金融服务部许可牌照BitLicense,其中LedgerX很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首个以实物交割的比特币期货合约平台。Bakkt作为实物结算的比特币期货最初的高调发起人,现在已经完全失去先发优势并面临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

Bakkt 也曾试图像Seed CX 一般,通过向纽约金融服务部申请许可牌照,以成为合法的数字资产托管方。为此Bakkt推出了自己的交割仓库, 但截至目前,它尚未拿到这块牌照。不过从Bakkt表态即将在9月底上线的信息来看,Bakkt 有望在两个月内的时间里解决牌照问题。

另外还值得注意的是,此前CME(芝商所)比特币期货合约每月结算日多数情况下都会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下跌,并被称为比特币期货「交割日效应」。据了解,这主要是由于期货合约价格是以比特币现货价格作为参照的,空头希望以更低的价格交割获得BTC,而多头却希望以更高的价格交割卖出BTC,从而双方的博弈会导致交割当天价格波动剧烈,一旦平衡打破就会出现单边行情。

待Bakkt正式上线后,吸引到更多资金体量庞大的投资者加入结算日博弈,或许会带来更加剧烈的行情波动,但考虑到Bakkt需要投资者使用比特币现货进行实物交割,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投机行为。直至比特币的价值真正被多数投资者认可,而不是像如今其投机属性更加引人注目,这样的现象才会可能得到根本性的缓解。

不过考虑到Bakkt等合规期货交易所可能会存在种种限制,它们对BitMEX、OKex等原生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的影响会比较有限,前者目标客户更多的是主流金融体系投资者,这也是一个更加庞大的新兴市场;后者由于玩法更加丰富、投机属性更加明显,目标客户仍然以加密货币行业既有投资者为主。

同时,Bakkt作为个体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可能也不能过于高估,毕竟此前已有芝加哥多家期货交易所入局,同时还有LedgerX等各具背景的期货交易所参与竞争,Bakkt的象征性意义可能比实质性意义更大,但这一批交易所产生的影响或许会超出多数人的预料。

当然,Bakkt的目标并不止于期货交易,它甚至还试图在现货交易、加密货币支付方面有所行动,打通从交易到支付的闭环。公开资料显示,Bakkt 将会使用微软的云解决方案为数字资产创建一个开放且受监管的全球生态系统,消费者和机构能够无缝购买、销售、存储和使用数字资产,其首批合作伙伴中包含了微软、星巴克、波士顿咨询等知名企业。

目前加密货币支付领域已经有Bitpay、Coinbase等玩家,并主要在一些涉及跨境支付场景的中小型网站推广应用,Bakkt显示是希望借助背后巨头的背书,从主流零售商和线下支付领域突破,提升加密货币以及自身在公众日常生活的使用率,可谓野心勃勃。

假如Bakkt不再次「放鸽子」,如今距离Bakkt正式上线大约还有1-2个月,届时大概率会对加密货币二级市场的短期表现产生积极影响,但真正吸引「Old Money」们大规模进入该市场仍是个未知数。而踏入全新的加密货币市场,ICE洲际交易所过往的成绩与经验能在多大程度得到复制,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胡韬
来源:链捕手

CoinMarketCap会提供准确的加密货币数据吗?

市场leekgeek 发表了文章 • 2019-07-25 21:21 • 来自相关话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不是交易或投资建议,仅用于娱乐和学习目的。在购买或投资任何加密货币之前,请自行做好研究。


《福布斯》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发现,CoinMarketCap继续列出因提供虚假加密货币交易量而闻名的交易所。这是否意味着CoinMarketCap已经放弃了向投资者提供可靠数据的努力?


虚假交易量和“清洗交易”还在继续


2019年初,Bitwise Asset Management和Alameda Research的两份独立研究报告发现,所有报告的加密货币交易量中有65%至95%是被操纵的或完全错误的。尽管如此,仔细观察CoinMarketCap显示,加密货币价格和成交量相关页面,仍在列出以成交量操纵和清洗交易/对敲交易(Wash Trading)著称的交易所。

事实上,CoinMarketCap网站上列出的前25家交易所中,约75%被指控报告被操纵的交易量数据。CoinMarketCap是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者使用的主要网站。

当Bitwise的研究成果在三月份发表时,CoinMarketCap也加入了讨论,并承认还有改进的空间。






CoinMarketCap的首席执行官Brandon Chez也承认,虚假交易量“是一个重要问题,我们正在积极解决”。据《福布斯》估计,CoinMarketCap目前拥有一支40人的团队,其中包括6名数据科学家,该平台每年通过广告收入,轻松赚取2000至3000万美元。


CoinMarketCap:“我们正在努力”


CoinMarketCap似乎缺乏解决这一问题的紧迫感,这一点的证据来自于《福布斯》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该报告是在Bitwise的报告发布四个月后发布的。《福布斯》的报告详细说明了BKEX加密货币交易所如何通过复制币安(Binance)的交易量来伪造自己的交易量。尽管《福布斯》在2019年7月2日就发表这份报告,但CoinMarketCap尚未解决这一问题。

CoinMarketCap并没有完全忽视这一问题,今年5月,该公司与数据责任和透明度联盟(Data Accountability and Transparency Alliance,ADTA)建立了合作关系。有趣的是,由于一些可疑的交易所,如Bitrue和Coinsuper也是DATA的成员,该联盟可能无法实现其既定的目标。






CoinMarketCap也在其排名页面上为“调整后的交易量”(adjusted volume)推出了一个新的专栏,但数据与交易所提供的“报告的交易量”(reported volume)几乎相同。Castle Island Ventures的合伙人Nic Carter描述了CoinMarketCap在处理虚假数据方面所做的努力,“就像试图用一小杯水浇灭一场大火、一场熊熊燃烧的房屋大火。”

CoinMarketCap首席战略官Carylyne Chan为公司的努力辩护,并解释说,这个问题很难解决,因为“团队正在努力做到正确……始终在正确的做法与快速的做法之间保持平衡”。关于BKEX的争议,Chan说,CoinMarketCap认识到了这一违法行为,但尚未采取行动。Chan说:“目前为止,该小组只收到一份针对BKEX的投诉,我们将进一步监控失态的发展,以决定是否在网站上发出警告。”


CoinMarketCap解释了为何“延迟”解决交易量问题


在Bitwise报告发布后不久,一些加密货币价格列表网站修改了它们的交易量数据。例如,加密货币信息和数据服务公司Messari.io在Bitwise发布报告五天后,就发布了“Real 10”交易量工具。该工具计算了10家交易所的交易量,这些交易所已被证明提供了可靠的交易数据。

根据测量,Messari的“Real 10”交易量,与CoinMarketCap的差异是惊人的。当被问及为何CoinMarketCap为何拒绝摘牌那些报告虚假交易量的交易所时,Chan说:

“这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一个哲学问题,因为自从我们创建这个网站以来,我们就试图不审查信息……所以我们的一个主要目标是,这些交易所作为数据点不应该被忽略,我们需要通过发布更广泛的数据点来丰富我们用户的决策过程。”


虚假数据导致投资决策失误


对加密货币投资者来说,获取真实数据至关重要,CoinMarketCap在及时解决这一问题上的疏忽,从本质上给了交易所一个绿灯,让交易所集体接受不道德的做法。CoinMarketCap网站上的交易所按交易量的顺序排列,加密货币投资者、交易者可能会倾向于选择CoinMarketCap网站上展示的、交易量/流动性更高的交易所。

依靠CoinMarketCap数据的,经验丰富或不足的加密货币交易者可能会被误导,在易受流动性问题和黑客攻击的交易所存放资金,做出糟糕的投资决策。如果CoinMarketCap真的关心支持一个健康的加密货币生态系统的增长和发展,他们需要在解决这些问题上更加紧迫。
 
 
 
韭菜体验


关注微信公众号“韭菜极客”(leekgeek),发送关键字“韭菜”,免费领取“韭菜”(LEEK),体验加密货币及钱包应用。


原文:Will CoinMarketCap Ever Provide Accurate Crypto Data?
作者:Eustace Cryptus
编译:Satojiu
 
韭菜极客(微信公众号:leekgeek) 查看全部
coinmarketcap.jpg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不是交易或投资建议,仅用于娱乐和学习目的。在购买或投资任何加密货币之前,请自行做好研究。


《福布斯》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发现,CoinMarketCap继续列出因提供虚假加密货币交易量而闻名的交易所。这是否意味着CoinMarketCap已经放弃了向投资者提供可靠数据的努力?


虚假交易量和“清洗交易”还在继续


2019年初,Bitwise Asset Management和Alameda Research的两份独立研究报告发现,所有报告的加密货币交易量中有65%至95%是被操纵的或完全错误的。尽管如此,仔细观察CoinMarketCap显示,加密货币价格和成交量相关页面,仍在列出以成交量操纵和清洗交易/对敲交易(Wash Trading)著称的交易所。

事实上,CoinMarketCap网站上列出的前25家交易所中,约75%被指控报告被操纵的交易量数据。CoinMarketCap是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者使用的主要网站。

当Bitwise的研究成果在三月份发表时,CoinMarketCap也加入了讨论,并承认还有改进的空间。

Screen-Shot-2019-07-24-at-10.58_.31-AM_.png


CoinMarketCap的首席执行官Brandon Chez也承认,虚假交易量“是一个重要问题,我们正在积极解决”。据《福布斯》估计,CoinMarketCap目前拥有一支40人的团队,其中包括6名数据科学家,该平台每年通过广告收入,轻松赚取2000至3000万美元。


CoinMarketCap:“我们正在努力”


CoinMarketCap似乎缺乏解决这一问题的紧迫感,这一点的证据来自于《福布斯》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该报告是在Bitwise的报告发布四个月后发布的。《福布斯》的报告详细说明了BKEX加密货币交易所如何通过复制币安(Binance)的交易量来伪造自己的交易量。尽管《福布斯》在2019年7月2日就发表这份报告,但CoinMarketCap尚未解决这一问题。

CoinMarketCap并没有完全忽视这一问题,今年5月,该公司与数据责任和透明度联盟(Data Accountability and Transparency Alliance,ADTA)建立了合作关系。有趣的是,由于一些可疑的交易所,如Bitrue和Coinsuper也是DATA的成员,该联盟可能无法实现其既定的目标。

Screen-Shot-2019-07-24-at-10.57_.49-AM_.png


CoinMarketCap也在其排名页面上为“调整后的交易量”(adjusted volume)推出了一个新的专栏,但数据与交易所提供的“报告的交易量”(reported volume)几乎相同。Castle Island Ventures的合伙人Nic Carter描述了CoinMarketCap在处理虚假数据方面所做的努力,“就像试图用一小杯水浇灭一场大火、一场熊熊燃烧的房屋大火。”

CoinMarketCap首席战略官Carylyne Chan为公司的努力辩护,并解释说,这个问题很难解决,因为“团队正在努力做到正确……始终在正确的做法与快速的做法之间保持平衡”。关于BKEX的争议,Chan说,CoinMarketCap认识到了这一违法行为,但尚未采取行动。Chan说:“目前为止,该小组只收到一份针对BKEX的投诉,我们将进一步监控失态的发展,以决定是否在网站上发出警告。”


CoinMarketCap解释了为何“延迟”解决交易量问题


在Bitwise报告发布后不久,一些加密货币价格列表网站修改了它们的交易量数据。例如,加密货币信息和数据服务公司Messari.io在Bitwise发布报告五天后,就发布了“Real 10”交易量工具。该工具计算了10家交易所的交易量,这些交易所已被证明提供了可靠的交易数据。

根据测量,Messari的“Real 10”交易量,与CoinMarketCap的差异是惊人的。当被问及为何CoinMarketCap为何拒绝摘牌那些报告虚假交易量的交易所时,Chan说:

“这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一个哲学问题,因为自从我们创建这个网站以来,我们就试图不审查信息……所以我们的一个主要目标是,这些交易所作为数据点不应该被忽略,我们需要通过发布更广泛的数据点来丰富我们用户的决策过程。”


虚假数据导致投资决策失误


对加密货币投资者来说,获取真实数据至关重要,CoinMarketCap在及时解决这一问题上的疏忽,从本质上给了交易所一个绿灯,让交易所集体接受不道德的做法。CoinMarketCap网站上的交易所按交易量的顺序排列,加密货币投资者、交易者可能会倾向于选择CoinMarketCap网站上展示的、交易量/流动性更高的交易所。

依靠CoinMarketCap数据的,经验丰富或不足的加密货币交易者可能会被误导,在易受流动性问题和黑客攻击的交易所存放资金,做出糟糕的投资决策。如果CoinMarketCap真的关心支持一个健康的加密货币生态系统的增长和发展,他们需要在解决这些问题上更加紧迫。
 
 
 
韭菜体验


关注微信公众号“韭菜极客”(leekgeek),发送关键字“韭菜”,免费领取“韭菜”(LEEK),体验加密货币及钱包应用。


原文:Will CoinMarketCap Ever Provide Accurate Crypto Data?
作者:Eustace Cryptus
编译:Satojiu

 
韭菜极客(微信公众号:leekgeek)

接受比特币买机票,开交易所,挪威航空CEO超爱加密货币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7-25 18:10 • 来自相关话题

欧洲知名的廉价航空公司——挪威航空将允许乘客使用比特币购买机票。但故事并未到此结束,据当地媒体昨日报道,该公司还开设了自己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用比特币解决财务危机
 

挪威航空计划允许挪威客户通过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购买机票。而该公司全新的加密货币交易所Norwegian Block Exchange(NBX)将从8月开始对国内开放。而且,据报道,挪威航空还将在未来几个月在邻国推出交易所服务。

NBX将整合挪威航空现有的奖励计划,客户可以通过在该交易所交易获得积分,积分可以用来换取机票折扣和其他优惠。

NBX负责人Stig A. Kjos-Mathisen表示:

    “NBX的客户可以在该交易所进行交易,并使用NBX为航空公司提供的支付解决方案赚取积分。”


挪威航空公司旗下拥有195架飞机,在全球500多条航线上飞行。公司由Bjørn Kjos成立于1993年,两个星期前,他辞去了首席执行官的职位。据悉,Kjos的儿子Lars很可能是决定采用加密货币的幕后推手。

现年41岁的Lars Ola Kjos在这家航空公司工作多年,热衷于投资比特币。据报道,他持有超过40万美元的加密货币,其中大多数都是在2017年11月之前购买的。

然而,其选择另辟蹊径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自2018年4月以来,该集团股价下跌超过75%,其财务状况仍然十分紧张,此前该公司曾大胆计划在长途航空市场挑战跨大西洋的航空公司。

挪威航空公司去年损失了大约1.7亿美元。原因在于机械问题增多、燃油对冲亏损以及与其它航空公司相比丧失了竞争优势。

因此,分散投资似乎是走出其金融困境的一种方式。

 
加密货币进军旅游业
 

挪威航空并不是第一家接受加密货币的旅游公司,总部位于加州的在线旅行社CheapAir自2013年开始就接受比特币支付了。美国旅游公司Expedia通过Coinbase接受比特币预订酒店和机票。

澳大利亚公司TravelbyBit也专门为当地商户提供加密货币支付服务。该公司已从昆士兰州政府获得10万美元投资。

TravelbyBit首席执行官Caleb Yeoh说:

    “如果你计划环游世界,你必须处理多种货币,汇率问题可能很复杂,有时候你又很难找到ATM机,甚至可能被货币兑换商欺骗。因此,在旅途中使用一种全球货币——比如比特币是说得通的。”


现在看来,加密货币可能真的在旅游业开始流行起来了


原文:https://bitcoinist.com/airline-that-lost-170m-last-year-explores-profits-in-bitcoin/
https://decrypt.co/8029/norwegian-air-bitcoin-crypto-exchange
作者:DAVITBABAYAN & Adriana Hamacher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201907250654035363.jpg

欧洲知名的廉价航空公司——挪威航空将允许乘客使用比特币购买机票。但故事并未到此结束,据当地媒体昨日报道,该公司还开设了自己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用比特币解决财务危机
 

挪威航空计划允许挪威客户通过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购买机票。而该公司全新的加密货币交易所Norwegian Block Exchange(NBX)将从8月开始对国内开放。而且,据报道,挪威航空还将在未来几个月在邻国推出交易所服务。

NBX将整合挪威航空现有的奖励计划,客户可以通过在该交易所交易获得积分,积分可以用来换取机票折扣和其他优惠。

NBX负责人Stig A. Kjos-Mathisen表示:


    “NBX的客户可以在该交易所进行交易,并使用NBX为航空公司提供的支付解决方案赚取积分。”



挪威航空公司旗下拥有195架飞机,在全球500多条航线上飞行。公司由Bjørn Kjos成立于1993年,两个星期前,他辞去了首席执行官的职位。据悉,Kjos的儿子Lars很可能是决定采用加密货币的幕后推手。

现年41岁的Lars Ola Kjos在这家航空公司工作多年,热衷于投资比特币。据报道,他持有超过40万美元的加密货币,其中大多数都是在2017年11月之前购买的。

然而,其选择另辟蹊径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自2018年4月以来,该集团股价下跌超过75%,其财务状况仍然十分紧张,此前该公司曾大胆计划在长途航空市场挑战跨大西洋的航空公司。

挪威航空公司去年损失了大约1.7亿美元。原因在于机械问题增多、燃油对冲亏损以及与其它航空公司相比丧失了竞争优势。

因此,分散投资似乎是走出其金融困境的一种方式。

 
加密货币进军旅游业
 

挪威航空并不是第一家接受加密货币的旅游公司,总部位于加州的在线旅行社CheapAir自2013年开始就接受比特币支付了。美国旅游公司Expedia通过Coinbase接受比特币预订酒店和机票。

澳大利亚公司TravelbyBit也专门为当地商户提供加密货币支付服务。该公司已从昆士兰州政府获得10万美元投资。

TravelbyBit首席执行官Caleb Yeoh说:


    “如果你计划环游世界,你必须处理多种货币,汇率问题可能很复杂,有时候你又很难找到ATM机,甚至可能被货币兑换商欺骗。因此,在旅途中使用一种全球货币——比如比特币是说得通的。”



现在看来,加密货币可能真的在旅游业开始流行起来了


原文:https://bitcoinist.com/airline-that-lost-170m-last-year-explores-profits-in-bitcoin/
https://decrypt.co/8029/norwegian-air-bitcoin-crypto-exchange
作者:DAVITBABAYAN & Adriana Hamacher
编译:Wendy

7月定局?Bitfinex 8.5亿悬案将迎结果

资讯xco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7-23 16:03 • 来自相关话题

    3个月的“撕逼”拉锯战或在7月末迎来终局,届时比特币可能再次出现巨幅波动。



快3个月了,Bitfinex和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NYAG)还是针锋相对、不依不饶。

4月,NYAG曾指控Bitfinex挪用8.5亿美元填补亏损,并涉嫌在纽约州发行非法证券,而且是非注册证券运营商。当时Bitfinex很快做出回应称,8.5亿美元没丢而是暂时被查封和保护,且NYAG的指控并不合理,因为交易所在争议期间并没有在纽约运营,“NYAG的法庭文件是恶意撰写的,充斥着虚假的断言”。

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对战局面曾一度陷入僵局,但战火仍未停息。7月初,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提交了Bitfinex与Tether案件的最新证据,以证明二者一直在为纽约地区的客户提供服务,就在半年前(2018年12月18日),还有纽约的客户登录进入其交易平台,“Bitfinex与纽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此前NYAG就表示,Bitfinex存在违反纽约法律和欺骗纽约居民的行为。

NYAG还指出: 被调查者多次聘请纽约的公司协助他们实现业务目标,包括向市场发表有关Bitfinex交易平台运营和Tether由现金支持的声明;被调查者在2019年在至少一家位于纽约的虚拟货币交易公司中开设了交易账户。

对此,Bitfinex做出最新回应表示,公司的“纽约客户”实为外国实体公司。

7月23日(22:00 UTC),Bitfinex和Tether的总法律顾问Stuart Hoegner提交了新的法律文件表示,NYAG提供的一些文件似乎概述了纽约居民如何在Bitfinex上进行交易,然而实际上“我们只与在纽约没有实体的外国实体开展业务”。






Hoegner称,Bitfinex于2017年1月停止为纽约居民服务,同年8月停止为所有美国居民服务。他补充说,所有在美国的实体和企业客户都在一年后被禁止。

而至今仍悬而未决的“Bitfinex与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案子或在7月末迎来终结,最新的文件旨在支持Bitfinex和Tether的动议,以驳回NYAG的指控,但此案听证会定于7月29日举行。

Dfund赵东曾感慨,Bitfinex 一直是多灾多难,却始终屹立不倒。但从遭遇黑客事件、去年储备金的黑天鹅事件,再到今年挪用8.5亿美元的指控事件,这一次Bitfinex的“大考”或将到来。此外,无论听证会的结果如何或都将影响比特币市场行情。

 
多事之秋的Bitfinex 躺枪的比特币


作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每一次Bitfinex遭遇黑天鹅事件,比特币几乎出现巨大波动。

今年4月26日,NYAG起诉Bitfinex的消息爆出后,比特币应声骤跌,短短30分钟内,Coinbase交易所的BTC价格从5550美元瞬间跌至4950美元的近期低点,跌幅高达10%。山寨币跟随“币王”大跌,部分交易所的USDT跌至0.98美元。

Bitfinex迅速做出回应,多次发声安抚用户,“我们已被告知这些加密资产并未丢失,实际上已被查封和保护。”“关于损失8.5亿美元等指控是绝对错误的”……但Bitfinex交易所的资金仍在疯狂出逃,交易所巨鲸动作频繁。

同时,在Bitfinex惊魂48小时内,比特币也历经了惊心动魄的48小时。






7月29日即将来临的听证会或会让比特币再次出现异常波动,若Bitfinex欺骗投资者、挪用巨款的指控成立,比特币或躲不过一场大跌。

此外,7月末,Bitfinex是否为纽约客户提供服务、是否与Tether暗箱操作挪用巨款及其与支付处理公司Crypto Capital的关系等市场高度关注的谜团或将被解开。

 
事件进展:Bitfinex 90天禁令即将到期

 

在Bitfinex与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陷入僵局时,纽约最高法院曾介入案件,并于5月16日公布对Bitfinex事件的裁决意见书。

意见书指出,Bitfinex和Tether可以继续其正常的商业活动,但除正常业务外,Tether不得将其资金储备借给Bitfinex或其他任何一方。

纽约最高法院法官Joel M. Cohen表示:

    “法院认为,初步禁令应适用于解决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合法性执法的问题,但同时在非必要情况下也不应干扰被调查者的合法商业活动。”



据该意见书,Bitfinex的禁令将在90天后到期。这表明,20天后,Bitfinex将迎来解禁的日子。 查看全部
tether-bitfinex.width-800_.jpg


    3个月的“撕逼”拉锯战或在7月末迎来终局,届时比特币可能再次出现巨幅波动。




快3个月了,Bitfinex和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NYAG)还是针锋相对、不依不饶。

4月,NYAG曾指控Bitfinex挪用8.5亿美元填补亏损,并涉嫌在纽约州发行非法证券,而且是非注册证券运营商。当时Bitfinex很快做出回应称,8.5亿美元没丢而是暂时被查封和保护,且NYAG的指控并不合理,因为交易所在争议期间并没有在纽约运营,“NYAG的法庭文件是恶意撰写的,充斥着虚假的断言”。

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对战局面曾一度陷入僵局,但战火仍未停息。7月初,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提交了Bitfinex与Tether案件的最新证据,以证明二者一直在为纽约地区的客户提供服务,就在半年前(2018年12月18日),还有纽约的客户登录进入其交易平台,“Bitfinex与纽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此前NYAG就表示,Bitfinex存在违反纽约法律和欺骗纽约居民的行为。

NYAG还指出: 被调查者多次聘请纽约的公司协助他们实现业务目标,包括向市场发表有关Bitfinex交易平台运营和Tether由现金支持的声明;被调查者在2019年在至少一家位于纽约的虚拟货币交易公司中开设了交易账户。

对此,Bitfinex做出最新回应表示,公司的“纽约客户”实为外国实体公司。

7月23日(22:00 UTC),Bitfinex和Tether的总法律顾问Stuart Hoegner提交了新的法律文件表示,NYAG提供的一些文件似乎概述了纽约居民如何在Bitfinex上进行交易,然而实际上“我们只与在纽约没有实体的外国实体开展业务”。

ae259688-0a7c-4185-90ac-c798287dee31.png


Hoegner称,Bitfinex于2017年1月停止为纽约居民服务,同年8月停止为所有美国居民服务。他补充说,所有在美国的实体和企业客户都在一年后被禁止。

而至今仍悬而未决的“Bitfinex与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案子或在7月末迎来终结,最新的文件旨在支持Bitfinex和Tether的动议,以驳回NYAG的指控,但此案听证会定于7月29日举行。

Dfund赵东曾感慨,Bitfinex 一直是多灾多难,却始终屹立不倒。但从遭遇黑客事件、去年储备金的黑天鹅事件,再到今年挪用8.5亿美元的指控事件,这一次Bitfinex的“大考”或将到来。此外,无论听证会的结果如何或都将影响比特币市场行情。

 
多事之秋的Bitfinex 躺枪的比特币


作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每一次Bitfinex遭遇黑天鹅事件,比特币几乎出现巨大波动。

今年4月26日,NYAG起诉Bitfinex的消息爆出后,比特币应声骤跌,短短30分钟内,Coinbase交易所的BTC价格从5550美元瞬间跌至4950美元的近期低点,跌幅高达10%。山寨币跟随“币王”大跌,部分交易所的USDT跌至0.98美元。

Bitfinex迅速做出回应,多次发声安抚用户,“我们已被告知这些加密资产并未丢失,实际上已被查封和保护。”“关于损失8.5亿美元等指控是绝对错误的”……但Bitfinex交易所的资金仍在疯狂出逃,交易所巨鲸动作频繁。

同时,在Bitfinex惊魂48小时内,比特币也历经了惊心动魄的48小时。

5696de11-d14a-4c75-84f4-2d2ca54691e1.jpg


7月29日即将来临的听证会或会让比特币再次出现异常波动,若Bitfinex欺骗投资者、挪用巨款的指控成立,比特币或躲不过一场大跌。

此外,7月末,Bitfinex是否为纽约客户提供服务、是否与Tether暗箱操作挪用巨款及其与支付处理公司Crypto Capital的关系等市场高度关注的谜团或将被解开。

 
事件进展:Bitfinex 90天禁令即将到期

 

在Bitfinex与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陷入僵局时,纽约最高法院曾介入案件,并于5月16日公布对Bitfinex事件的裁决意见书。

意见书指出,Bitfinex和Tether可以继续其正常的商业活动,但除正常业务外,Tether不得将其资金储备借给Bitfinex或其他任何一方。

纽约最高法院法官Joel M. Cohen表示:


    “法院认为,初步禁令应适用于解决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合法性执法的问题,但同时在非必要情况下也不应干扰被调查者的合法商业活动。”




据该意见书,Bitfinex的禁令将在90天后到期。这表明,20天后,Bitfinex将迎来解禁的日子。

通往币安之路:DEX项目争上主站,IEO导流效果仅7天

市场panews 发表了文章 • 2019-07-16 15:26 • 来自相关话题

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怎样的生态图景?



交易所作为为数字货币提供流动性的场所俨然已经处于“币圈”食物链顶端。在众多交易所中,币安在不到两年间里走在行业头部,成为一匹逆袭的黑马,一台无产地的“印钞机”。根据The Block分析师Larry Cermak的最新分析报告,币安6月的交易额将到史无前例地超过600亿美元,第二季度净利润可能超过1亿美元(约7亿人民币)。

币安单季度净利润已经超过部分A股部分城商行和证券公司,与西安银行的单季度(一季度)净利润一致,甚至还超过了比如青岛银行(5.07亿元)、紫金银行(2.92亿)、张家港行(4.74亿)、东北证券(5.68亿)、无锡银行(3.03亿)、浙商证券(2.73亿)、长城证券(2.92亿)。

但币安的野心远不止稳坐中心化交易所的头把交椅。今年4月,币安先后上线了Binance Chain(下文称“币安公链”)和Binance DEX(下文称“DEX”),并将BNB从以太坊切换到币安公链上。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公开表示DEX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也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最近如火如荼展开的DEX项目主站选拔活动似乎也表明了这种发展倾向。

币安仅仅是想大力发展DEX吗?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的生态图景进展如何?PAData从数据上的观察,喜忧参半。


Binance DEX项目或可免费上主站


年初重启Launchpad引领风潮之后,6月中旬,DEX又推出了一项主站选拔活动。此次活动将在6月20日至9月20日期间展开三轮,对每轮中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各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的项目予以退还上币费的优惠,并将符合要求的项目选送主站审核,项目通过审核后将可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截至7月5日,DEX上共有27个数字货币,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要求的项目共有11个,分别是ERD、SPNDB、AWC、UND、ANKR、RAVEN、LTO、CHZ、BOLT、COS、VRAB。

其中ERD是Launchpad项目Elrond的代币,已经登陆主站,没有必要参与选拔。另外CHZ、VRAB的上架日期都晚于6月20日,可能与新上线的BZNT、PVT、TOMOB一样,无法参与第一轮选拔。因此实际上,目前只有8个项目还有机会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能够免费上架币安主站,对很多项目而言都极具诱惑力,这意味着更大的流动性。截至7月5日,CoinMarketCap显示币安主站共上架了158个数字货币,形成512个交易对,币种间流动性高达3.24(相当于每个数字货币拥有3个交易对),每个数字货币日均交易量约为100万美元,即使是后25%的数字货币日交易量也能达到约38万美元。






而DEX上线不满3个月,流动性远远低于主站。27个数字货币都只能和BNB交易,统计日当天(7月5日)的日均交易量(中值)仅不到2万美元,当天交易量最大的ERD有约600万美元,但交易量第二的SPNDB就只有约60万美元的交易量,低于币安主站的平均水平。

如果DEX上的项目能成功突围登陆币安主站,在联动宣传之下可能会受到主站高流动性的辐射影响。但符合客观要求不难,难的是通过主站的审核。公告并未说明是否一定会有符合要求的项目登陆主站,也可能到头来只有DEX本身受到关注。


Launchpad为DEX的引流效果约持续7天


虽然DEX目前仅有27个数字货币,但等着排队上架DEX的资产并不在少数。根据Chain浏览器的数据,目前链上资产共有90种。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确认,7月6日至7月10日DEX已上新7种数字货币,按此速度,可交易币种将会迅速丰富。

但DEX的交易量暂未有明显起色。如果跟踪DEX多日的交易量就可以发现,其日交易量受到Launchpad项目的影响十分明显。

7月5日DEX的日总交易量达到约796万美元,7月8日总交易量依然有约781万美元,而7月10日的总交易已经萎缩至约391万美元,降幅显著。在以上观察的时间窗口内,交易量最大的两个项目分别是最新Launchpad的ERD和SPNDB。其中ERD的交易量随着Launchpad时间的推移而快速下降,7月5日Launchpad后3天,ERD的交易量约600万美元,7月8日Launchpad后6天,其交易量约462万美元,7月10日Launchpad后8天,其交易量仅有约5万美元。而这三天SPNDB的日交易量分别约为60万美元、114万美元和116万美元,变化幅度明显小于ERD。

虽然,7月5日到7月8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不能直接说明最新Launchpad项目ERD交易量下降导致了总交易量下降,因为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上涨弥合了一部分日总交易量的降幅。由于这个变量因素的存在,很难判断ERD下降的交易量是流失了还是转向了如SPNDB等DEX内的其他数字货币。






但7月8日到7月10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则能比较明确地指向Launchpad项目的导流效果最长不超过7天。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基本稳定在115万美元左右,2天内涨幅仅1.74%。但与此同时,ERD下跌的交易量与DEX下跌的总交易量基本吻合,2天内,ERD交易量下跌了约457万美元,DEX日总交易量下跌了约390万美元,基本可以认为ERD通过Launchpad带来的流量中绝大部分已经流失。

虽然Launchpad对DEX的引流效果有限,但仅上线3个月不到的DEX与同类产品相比,已经获得了不错的交易量。CoinMarketCap显示,7月10日币安DEX的日交易额约为391万美元,而以太坊上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IDEX也仅有约380万美元。币安主站广泛的用户基础也很难突破去中心化交易所用户规模的掣肘。

币安CGO(首席增长官)Ted Lin此前在接受PANews专访时表示,“交易大户并不会是首批转向DEX的群体。反而在散户方面,如果他们有一些自己的理解和想法,可能会选择去DEX上尝试做交易。无论方向是怎样的,只要有用户愿意选择自发的去DEX上交易,某些方面来说就是对DEX技术的肯定。在体验的流畅性上面来说,DEX其实也是非常完整的,只是说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之间的运行方法有所不同。”


Binance DEX为BNB提供的流动性有限


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对媒体表示,未来币安的交易、投资、媒体、慈善等业务都会落在币安公链上,而公链上最大的应用就是DEX,后者将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

从这一表态中不难看到币安公链、DEX、BNB这三者钩织了币安未来的战略蓝图。在这幅蓝图中,币安公链将成为基础,DEX是业务基石,为整个生态带来流动性并赋能BNB,而BNB将成为撬动整个生态的支点,为币安的业务扩展至支付、借贷等领域提供条件。

但从目前来看,DEX以当前的体量为BNB创造的流动性尚且十分有限。尽管DEX上的数字货币只能与BNB交易,但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DEX中BNB的交易量仅占BNB总交易量的2.81%,低于BKEX、Bit-Z、LBank、BitMax和DrangonEX,BNB的流动性依然主要靠币安主站来创造,54.29%的BNB来自币安主站。






虽然Launchpad使BNB除了是平台币以外,还能成为交易媒介。但从各交易对贡献的交易量来看,市场首先认为BNB是平台币,并且是业绩优秀的交易所的平台币,仅BNB/USDT的交易量就占BNB交易量的53.62%,仅16%的交易额来自除BTC以外的其他131个币币交易对。






此外,众所周知的是,中心化交易所的主要盈利来自交易手续费,但根据CoinGecko的统计,币安DEX的交易不收取手续费,但交易过程中使用币安公链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比如在订单薄交易模式下,发生Order Expire(Maker提交的订单没有被Taker选中需要销毁)时,用户需要支付0.0001BNB。

不少观点认为DEX是交易所未来的发展形态,那么对币安而言,如果DEX不能为BNB创造足够的流动性,使得BNB可以依托币安公链延伸到其他领域,撬动整个链上生态的话,那么币安的主营收入,甚至可持续发展都或将受到影响。在这个迁移的过程中,币安主站的交易业务将为其链上生态建构持续提供能量。 查看全部
aempb1e8wqroowt2!heading.jpg


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怎样的生态图景?




交易所作为为数字货币提供流动性的场所俨然已经处于“币圈”食物链顶端。在众多交易所中,币安在不到两年间里走在行业头部,成为一匹逆袭的黑马,一台无产地的“印钞机”。根据The Block分析师Larry Cermak的最新分析报告,币安6月的交易额将到史无前例地超过600亿美元,第二季度净利润可能超过1亿美元(约7亿人民币)。

币安单季度净利润已经超过部分A股部分城商行和证券公司,与西安银行的单季度(一季度)净利润一致,甚至还超过了比如青岛银行(5.07亿元)、紫金银行(2.92亿)、张家港行(4.74亿)、东北证券(5.68亿)、无锡银行(3.03亿)、浙商证券(2.73亿)、长城证券(2.92亿)。

但币安的野心远不止稳坐中心化交易所的头把交椅。今年4月,币安先后上线了Binance Chain(下文称“币安公链”)和Binance DEX(下文称“DEX”),并将BNB从以太坊切换到币安公链上。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公开表示DEX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也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最近如火如荼展开的DEX项目主站选拔活动似乎也表明了这种发展倾向。

币安仅仅是想大力发展DEX吗?币安公链、DEX和BNB将要钩织的生态图景进展如何?PAData从数据上的观察,喜忧参半。


Binance DEX项目或可免费上主站


年初重启Launchpad引领风潮之后,6月中旬,DEX又推出了一项主站选拔活动。此次活动将在6月20日至9月20日期间展开三轮,对每轮中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各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的项目予以退还上币费的优惠,并将符合要求的项目选送主站审核,项目通过审核后将可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截至7月5日,DEX上共有27个数字货币,符合每日交易额不少于5万美元且社群规模累计大于1万人要求的项目共有11个,分别是ERD、SPNDB、AWC、UND、ANKR、RAVEN、LTO、CHZ、BOLT、COS、VRAB。

其中ERD是Launchpad项目Elrond的代币,已经登陆主站,没有必要参与选拔。另外CHZ、VRAB的上架日期都晚于6月20日,可能与新上线的BZNT、PVT、TOMOB一样,无法参与第一轮选拔。因此实际上,目前只有8个项目还有机会免费上架币安主站。

能够免费上架币安主站,对很多项目而言都极具诱惑力,这意味着更大的流动性。截至7月5日,CoinMarketCap显示币安主站共上架了158个数字货币,形成512个交易对,币种间流动性高达3.24(相当于每个数字货币拥有3个交易对),每个数字货币日均交易量约为100万美元,即使是后25%的数字货币日交易量也能达到约38万美元。

rzkbmkak3all5r48!heading.jpg


而DEX上线不满3个月,流动性远远低于主站。27个数字货币都只能和BNB交易,统计日当天(7月5日)的日均交易量(中值)仅不到2万美元,当天交易量最大的ERD有约600万美元,但交易量第二的SPNDB就只有约60万美元的交易量,低于币安主站的平均水平。

如果DEX上的项目能成功突围登陆币安主站,在联动宣传之下可能会受到主站高流动性的辐射影响。但符合客观要求不难,难的是通过主站的审核。公告并未说明是否一定会有符合要求的项目登陆主站,也可能到头来只有DEX本身受到关注。


Launchpad为DEX的引流效果约持续7天


虽然DEX目前仅有27个数字货币,但等着排队上架DEX的资产并不在少数。根据Chain浏览器的数据,目前链上资产共有90种。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确认,7月6日至7月10日DEX已上新7种数字货币,按此速度,可交易币种将会迅速丰富。

但DEX的交易量暂未有明显起色。如果跟踪DEX多日的交易量就可以发现,其日交易量受到Launchpad项目的影响十分明显。

7月5日DEX的日总交易量达到约796万美元,7月8日总交易量依然有约781万美元,而7月10日的总交易已经萎缩至约391万美元,降幅显著。在以上观察的时间窗口内,交易量最大的两个项目分别是最新Launchpad的ERD和SPNDB。其中ERD的交易量随着Launchpad时间的推移而快速下降,7月5日Launchpad后3天,ERD的交易量约600万美元,7月8日Launchpad后6天,其交易量约462万美元,7月10日Launchpad后8天,其交易量仅有约5万美元。而这三天SPNDB的日交易量分别约为60万美元、114万美元和116万美元,变化幅度明显小于ERD。

虽然,7月5日到7月8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不能直接说明最新Launchpad项目ERD交易量下降导致了总交易量下降,因为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上涨弥合了一部分日总交易量的降幅。由于这个变量因素的存在,很难判断ERD下降的交易量是流失了还是转向了如SPNDB等DEX内的其他数字货币。

o7xd0fapdiduqzot!heading.jpg


但7月8日到7月10日期间DEX日总交易量的变化则能比较明确地指向Launchpad项目的导流效果最长不超过7天。在此期间,SPNDB的交易量基本稳定在115万美元左右,2天内涨幅仅1.74%。但与此同时,ERD下跌的交易量与DEX下跌的总交易量基本吻合,2天内,ERD交易量下跌了约457万美元,DEX日总交易量下跌了约390万美元,基本可以认为ERD通过Launchpad带来的流量中绝大部分已经流失。

虽然Launchpad对DEX的引流效果有限,但仅上线3个月不到的DEX与同类产品相比,已经获得了不错的交易量。CoinMarketCap显示,7月10日币安DEX的日交易额约为391万美元,而以太坊上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IDEX也仅有约380万美元。币安主站广泛的用户基础也很难突破去中心化交易所用户规模的掣肘。

币安CGO(首席增长官)Ted Lin此前在接受PANews专访时表示,“交易大户并不会是首批转向DEX的群体。反而在散户方面,如果他们有一些自己的理解和想法,可能会选择去DEX上尝试做交易。无论方向是怎样的,只要有用户愿意选择自发的去DEX上交易,某些方面来说就是对DEX技术的肯定。在体验的流畅性上面来说,DEX其实也是非常完整的,只是说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之间的运行方法有所不同。”


Binance DEX为BNB提供的流动性有限


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对媒体表示,未来币安的交易、投资、媒体、慈善等业务都会落在币安公链上,而公链上最大的应用就是DEX,后者将是币安生态中战略级的一环,是币安战略的终极目标。

从这一表态中不难看到币安公链、DEX、BNB这三者钩织了币安未来的战略蓝图。在这幅蓝图中,币安公链将成为基础,DEX是业务基石,为整个生态带来流动性并赋能BNB,而BNB将成为撬动整个生态的支点,为币安的业务扩展至支付、借贷等领域提供条件。

但从目前来看,DEX以当前的体量为BNB创造的流动性尚且十分有限。尽管DEX上的数字货币只能与BNB交易,但根据CoinMarketCap的统计,DEX中BNB的交易量仅占BNB总交易量的2.81%,低于BKEX、Bit-Z、LBank、BitMax和DrangonEX,BNB的流动性依然主要靠币安主站来创造,54.29%的BNB来自币安主站。

t5jof7rp7owu0l75!heading.jpg


虽然Launchpad使BNB除了是平台币以外,还能成为交易媒介。但从各交易对贡献的交易量来看,市场首先认为BNB是平台币,并且是业绩优秀的交易所的平台币,仅BNB/USDT的交易量就占BNB交易量的53.62%,仅16%的交易额来自除BTC以外的其他131个币币交易对。

li6fn8lo56tfgltp!heading.jpg


此外,众所周知的是,中心化交易所的主要盈利来自交易手续费,但根据CoinGecko的统计,币安DEX的交易不收取手续费,但交易过程中使用币安公链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比如在订单薄交易模式下,发生Order Expire(Maker提交的订单没有被Taker选中需要销毁)时,用户需要支付0.0001BNB。

不少观点认为DEX是交易所未来的发展形态,那么对币安而言,如果DEX不能为BNB创造足够的流动性,使得BNB可以依托币安公链延伸到其他领域,撬动整个链上生态的话,那么币安的主营收入,甚至可持续发展都或将受到影响。在这个迁移的过程中,币安主站的交易业务将为其链上生态建构持续提供能量。

交易所攻占EOS超级节点

项目odaily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9 23:37 • 来自相关话题

Staking 经济的崛起,带动了 PoS 挖矿这门生意,也打破了 EOS 超级节点的权力格局。

逐利而来的交易所,正在将“老一批”的 EOS 超级节点“赶下台”。

从今年 6 月开始,深熊之际便无太多变动的超级节点席位悄然生变。

鲸交所、Newdex、虎符、Bigone 等交易所与钱包,陆续当选新的超级节点,攻占了前十的席位。而原超级节点包括 EOS Newyork、EOS42、EOS Authority、EOS Canada 在内已经悄悄掉出前 21 名。火币矿池则始终盘踞高位。

相比起一年前,各路资本高调发文竞选,这一次,新超级节点们像是静悄悄的风云残卷,迅速攻占且毫无铺垫。

Odaily星球日报从知情人士获悉,如果加上火币矿池,EOS 上的 PoS 矿池已经吸纳了几近 1 亿的 EOS,占据投入投票总数的三分之一。这个数字仍然在增长。

新节点背后是 PoS 矿池,这些 PoS 矿池背后,则是交易所。

超级节点的排位动荡,带来的直接结果不仅仅是老节点正在面临掉落前 21 名的危机。在一票 30 投的前提下,一个实体也许控制着多个超级节点;除此之外,国内节点占比也正在节节升高。

换言之,这些入场者,可能把 EOS 带向更为中心化的深渊。

 
REX催生出的超级节点
 

新的套利机会始于 REX 的诞生。

7 月 6 日,老猫旗下的 Bigone 交易所以 1.5 亿的选票,首次登上了 EOS 超级节点的第一位。

从 5 月 6 日上线 POS 矿池到入围前 21 名、最后上升至第一位,Bigone 花费的时间仅两个月。

如果放在一年前,这个速度恐怕是大多数参与人难以想象也难以做到。

但自今年 5 月,EOS 资源交易所 REX 上线开始,超级节点就开始了一场动荡的“换代更替”。

REX 的诞生源自去年 DApp 的繁荣,彼时 EOS 主网资源供需并不平衡,为降低开发成本,BM 提出了资源租赁平台的想法。在该平台上,用户需要质押 EOS 出租 EOS 资源使用权,换取等额的资源代币 rex token,从而获得 rex token分红,分红包括租赁收益、RAM 交易手续费和短账号竞拍费用。

酝酿数月之后,REX 姗姗来迟终于上线。但由于错过了 DApp 高速增长的阶段,REX 体现出的租赁价值并不算高,此前租赁需求仅占 Rex 池的 2%,使得 REX 的回报率维持在一个较低的比率,年化率不足 1%。

然而,参与 REX 分红需要履行投票权的前提,给予了 EOS 矿池发挥的空间。

节点通过开通 EOS 矿池,代理用户的 REX,以「通胀奖励+REX 收益」的回报方式,将用户的年化收益提高至 3% 以上,获得用户的选票,借力进入超级节点。而这些矿池,则从用户收益中收取一定的管理费或通过另外的节点获益。

事实证明,那些掌握着大量持币用户资源的交易所与钱包,凭借着入口的先天优势,正在抢夺超级节点之位。

效果十分显著,除 Bigone 此类中心化交易所之外,不乏十数天狂揽亿级选票的神话。

去中心化交易所鲸交所在 5 月 1 日上线鲸矿池,在 5 月 22 日便以将近 1.12 亿 EOS 的选票当选 EOS 超级节点。

6 月 18 日,去中心化交易所 Newdex 也上线 staking 矿池 Newpos,在 6 月 30 日便以 1.33 亿票当选 EOS 超级节点,排名第 14。

在 5 月推出 REX 理财服务的虎符Hoo.com,也在一个月之后成功当选超级节点,并在同月收购 EOS 去中心化交易所畅思,虎符Hoo.com 创始人王瑞锡向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PoS 矿池也在计划之内。

矿池还在陆续增加中,据最新消息,DApp 团队 Equilibrium、交易所 Kucoin 均在近期宣布上线 EOS 质押功能,韩国头部交易所 Bithumb 也宣布即将进军 EOS 超级节点。

早已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1 票 30 投形成的节点之间的换票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留给后来者的机会还有多少?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已经很难突围,EOS 换票的名额已经差不多满员;交易所的模式更是难以复制,节点们都表示:“交易所做 Staking 对我们来说是降维打击。” 

 
交易所矿池是好是坏?
 

携 PoS 矿池的交易所来势汹汹,揽来了新的票仓,也在搅动着老节点们的利益池。

超级节点竞争激烈,是老节点近期最普遍的共识。“进场一直在进行,这一年不停有新票仓进,老玩家退出。总体投票一直在增加。”EOS Beijing 联合创始人孙玉石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

对于交易所的来势汹汹,不少老节点都表示压力颇大。HelloEOS 创始人梓岑更是笑称“已经做好了被淘汰的准备”。他强调该做的事还是在做,但“已经放下执念”。

此外,交易所这一特殊主体的入局,也引发了不少来自 EOS 关注者的忧虑声音:逐利而来的交易所,尤其是中心化交易所,很难在 EOS 生态上有所作为,而相比之下的是,被视作真正关注 EOS 生态建设的技术节点被挤下去,正在丧失发言权,曾协调 EOS 主网上线运营的两个节点 EOS New York 和 EOS Canada 排名就出现了下滑。

对此,虎符Hoo.com 创始人王瑞锡对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之所以参与 EOS 超级节点竞选,是有能力承担并做好维护 EOS 安全的责任,对于 EOS 的社群建设、基础工具也会有动作。

梓岑认为,虽然交易所凶猛,但他觉得资金比起技术、运营、宣传是更为稀缺的资源,交易所背后的流量、号召力、信用更能给 EOS 带来好的背书。他也笃定矿池如果要赚钱,其实是会根据年化率有容量限制。“目前假设一个超级节点每个月的收益大概在 2 万多 EOS,如果你给用户年化 6% 的话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的容量只有 400 万 EOS。”

国外节点 EOS Amsterdam 社区负责人 Brian 也认为交易所算是“生态里面的领头人”,他更忧虑的是超级节点几乎被国内节点占领,至少会带来网络安全、中心化以及负面 PR 带来的长期币价低落等隐忧。

“EOS 如果需要网络活跃、更安全更快,节点分布必须全球分散”。在他看来,亚洲超级节点至多九个,欧洲数量应为 4 到 5 个,随后便是南美洲、北美洲、澳洲等。

今年 6 月,Weiss Ratings 曾表示,由于对中心化的担忧,EOS 的评级被下调。Brian 认为,EOS 的中心化问题已经成为 EOS 负面消息的来源之一,长此以往,加密社区对于 EOS 的情绪也将逐渐消极。

他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超级节点都是在亚洲,也阻断了外资流入。“很多欧洲投资人都是因为这个问题,不敢投资、不看好 EOS,还是属于观望的态度。”

此外,矿池的庞大,加上一票 30 投的机制,使得一个实体或许掌控几个节点也成为可能。当前,排名位居前五的两个超级节点:EOSLaomao、Bigone 交易所均属于老猫旗下,两者利益绑定密切,强者恒强。

多节点规模的把控,事实上是对于通胀奖励的双倍以及多倍的获取,这代表着节点与 EOS 公链更深层利益的绑定,也增加了 EOS 公链的中心化程度。

 
一票一投会是最终解决方案吗?
 

从一年前 EOS 主网上线至今,即使币价不复当年巅峰,超级节点仍然是 EOS 主网中的战略重地。

做超级节点的收益是什么?

是收入,以及这一品牌带来的流量背书。

无论是老节点还是新节点,说到底都是为激励而来。但 EOS 这个去中心化系统需要避免由此而来的集中化。

EOS 因超级节点选举而火,也因为超级节点而增加不少烦恼。

本就专注于 EOS 生态的交易所,因为PoS矿池愈加财大气粗,无意中也正在让 EOS 的寡头化越发明显。

一票 30 投的投票机制,使得头部节点结盟、换票成为圈内公开的秘密。据 EOS Authourity 统计数据,目前投票池共计约 3 亿 EOS,目前共计 30 位节点的选票超过 1 亿,其中通过代理投票的选票就占据 74%。

也正由于一票 30 投的弊端,一票一投在提案早在公投系统上线之初就被提出,即使在公投系统被替代称节点多签提案之际,一票一投也曾被节点写成提案,但并未通过。

6 月 24 日,BM 曾发文谈论帕累托法则下的二八分布,文中提及了亚洲社区对 EOS 的控制问题,并探讨了如何避免规模经济带来的集中问题, 如何通过机制设计,让选举结果分布更为去中心化,避免区块链网络被极少数人所控制?

他认为,无论是 PoW,还是 PoS、DPoS,如果是单一规则下,难以避免帕累托分布。即使改成一票一投也并不能解决问题。对于用户尤其是大户来说,他们可以把一个 EOS 账户里边的 EOS,拆分放在不同的 EOS 账户中,通过这种拆分的方式,就可以绕过 1 票 1 投。

他设想,将前 21 个 BP 的名额,分成了四组,即 8 + 8 + 3 + 2。然后,每组,按照不同的规则来产生对应的 BP,这些规则有:基于 RAM 的投票权重、基于质押时间的投票权重(币龄设计)、基于代币销毁速率/永久锁币的投票权重、现行的基于抵押的投票权重。

他还设想采取选举团制度,由网络选出来 100 名代表,然后,采用许可投票制,一票一投的方式,选出来前 21 名。

虽然他也在文末表示仅为个人想法,并不代表 Block one 意图。但可喜的是,上周 BM 在电报群仍然表示正在准备一票一投的提案。

即便如此,治理机制的进化仍然漫长,提案从通过到部署,仍需经过节点们的多重签名,多方博弈不言自明。

Brian 说,他更希望的愿景是,制度有必要,但不能时时依靠,他更希望节点能自发自觉担负起超级节点的责任。

至于其他节点的生存方式,在更好的治理制度出来之前,“找到在节点收益之外制造盈利的能力”或许是更好的生存之道,梓岑说:“我们要摆脱对这种节点收益的依赖,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文 | 芦荟  运营 | 盖遥  编辑 | 卢晓明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查看全部
maxresdefault_(1).jpg

Staking 经济的崛起,带动了 PoS 挖矿这门生意,也打破了 EOS 超级节点的权力格局。

逐利而来的交易所,正在将“老一批”的 EOS 超级节点“赶下台”。

从今年 6 月开始,深熊之际便无太多变动的超级节点席位悄然生变。

鲸交所、Newdex、虎符、Bigone 等交易所与钱包,陆续当选新的超级节点,攻占了前十的席位。而原超级节点包括 EOS Newyork、EOS42、EOS Authority、EOS Canada 在内已经悄悄掉出前 21 名。火币矿池则始终盘踞高位。

相比起一年前,各路资本高调发文竞选,这一次,新超级节点们像是静悄悄的风云残卷,迅速攻占且毫无铺垫。

Odaily星球日报从知情人士获悉,如果加上火币矿池,EOS 上的 PoS 矿池已经吸纳了几近 1 亿的 EOS,占据投入投票总数的三分之一。这个数字仍然在增长。

新节点背后是 PoS 矿池,这些 PoS 矿池背后,则是交易所。

超级节点的排位动荡,带来的直接结果不仅仅是老节点正在面临掉落前 21 名的危机。在一票 30 投的前提下,一个实体也许控制着多个超级节点;除此之外,国内节点占比也正在节节升高。

换言之,这些入场者,可能把 EOS 带向更为中心化的深渊。

 
REX催生出的超级节点
 

新的套利机会始于 REX 的诞生。

7 月 6 日,老猫旗下的 Bigone 交易所以 1.5 亿的选票,首次登上了 EOS 超级节点的第一位。

从 5 月 6 日上线 POS 矿池到入围前 21 名、最后上升至第一位,Bigone 花费的时间仅两个月。

如果放在一年前,这个速度恐怕是大多数参与人难以想象也难以做到。

但自今年 5 月,EOS 资源交易所 REX 上线开始,超级节点就开始了一场动荡的“换代更替”。

REX 的诞生源自去年 DApp 的繁荣,彼时 EOS 主网资源供需并不平衡,为降低开发成本,BM 提出了资源租赁平台的想法。在该平台上,用户需要质押 EOS 出租 EOS 资源使用权,换取等额的资源代币 rex token,从而获得 rex token分红,分红包括租赁收益、RAM 交易手续费和短账号竞拍费用。

酝酿数月之后,REX 姗姗来迟终于上线。但由于错过了 DApp 高速增长的阶段,REX 体现出的租赁价值并不算高,此前租赁需求仅占 Rex 池的 2%,使得 REX 的回报率维持在一个较低的比率,年化率不足 1%。

然而,参与 REX 分红需要履行投票权的前提,给予了 EOS 矿池发挥的空间。

节点通过开通 EOS 矿池,代理用户的 REX,以「通胀奖励+REX 收益」的回报方式,将用户的年化收益提高至 3% 以上,获得用户的选票,借力进入超级节点。而这些矿池,则从用户收益中收取一定的管理费或通过另外的节点获益。

事实证明,那些掌握着大量持币用户资源的交易所与钱包,凭借着入口的先天优势,正在抢夺超级节点之位。

效果十分显著,除 Bigone 此类中心化交易所之外,不乏十数天狂揽亿级选票的神话。

去中心化交易所鲸交所在 5 月 1 日上线鲸矿池,在 5 月 22 日便以将近 1.12 亿 EOS 的选票当选 EOS 超级节点。

6 月 18 日,去中心化交易所 Newdex 也上线 staking 矿池 Newpos,在 6 月 30 日便以 1.33 亿票当选 EOS 超级节点,排名第 14。

在 5 月推出 REX 理财服务的虎符Hoo.com,也在一个月之后成功当选超级节点,并在同月收购 EOS 去中心化交易所畅思,虎符Hoo.com 创始人王瑞锡向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PoS 矿池也在计划之内。

矿池还在陆续增加中,据最新消息,DApp 团队 Equilibrium、交易所 Kucoin 均在近期宣布上线 EOS 质押功能,韩国头部交易所 Bithumb 也宣布即将进军 EOS 超级节点。

早已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1 票 30 投形成的节点之间的换票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留给后来者的机会还有多少?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已经很难突围,EOS 换票的名额已经差不多满员;交易所的模式更是难以复制,节点们都表示:“交易所做 Staking 对我们来说是降维打击。” 

 
交易所矿池是好是坏?
 

携 PoS 矿池的交易所来势汹汹,揽来了新的票仓,也在搅动着老节点们的利益池。

超级节点竞争激烈,是老节点近期最普遍的共识。“进场一直在进行,这一年不停有新票仓进,老玩家退出。总体投票一直在增加。”EOS Beijing 联合创始人孙玉石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

对于交易所的来势汹汹,不少老节点都表示压力颇大。HelloEOS 创始人梓岑更是笑称“已经做好了被淘汰的准备”。他强调该做的事还是在做,但“已经放下执念”。

此外,交易所这一特殊主体的入局,也引发了不少来自 EOS 关注者的忧虑声音:逐利而来的交易所,尤其是中心化交易所,很难在 EOS 生态上有所作为,而相比之下的是,被视作真正关注 EOS 生态建设的技术节点被挤下去,正在丧失发言权,曾协调 EOS 主网上线运营的两个节点 EOS New York 和 EOS Canada 排名就出现了下滑。

对此,虎符Hoo.com 创始人王瑞锡对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之所以参与 EOS 超级节点竞选,是有能力承担并做好维护 EOS 安全的责任,对于 EOS 的社群建设、基础工具也会有动作。

梓岑认为,虽然交易所凶猛,但他觉得资金比起技术、运营、宣传是更为稀缺的资源,交易所背后的流量、号召力、信用更能给 EOS 带来好的背书。他也笃定矿池如果要赚钱,其实是会根据年化率有容量限制。“目前假设一个超级节点每个月的收益大概在 2 万多 EOS,如果你给用户年化 6% 的话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的容量只有 400 万 EOS。”

国外节点 EOS Amsterdam 社区负责人 Brian 也认为交易所算是“生态里面的领头人”,他更忧虑的是超级节点几乎被国内节点占领,至少会带来网络安全、中心化以及负面 PR 带来的长期币价低落等隐忧。

“EOS 如果需要网络活跃、更安全更快,节点分布必须全球分散”。在他看来,亚洲超级节点至多九个,欧洲数量应为 4 到 5 个,随后便是南美洲、北美洲、澳洲等。

今年 6 月,Weiss Ratings 曾表示,由于对中心化的担忧,EOS 的评级被下调。Brian 认为,EOS 的中心化问题已经成为 EOS 负面消息的来源之一,长此以往,加密社区对于 EOS 的情绪也将逐渐消极。

他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超级节点都是在亚洲,也阻断了外资流入。“很多欧洲投资人都是因为这个问题,不敢投资、不看好 EOS,还是属于观望的态度。”

此外,矿池的庞大,加上一票 30 投的机制,使得一个实体或许掌控几个节点也成为可能。当前,排名位居前五的两个超级节点:EOSLaomao、Bigone 交易所均属于老猫旗下,两者利益绑定密切,强者恒强。

多节点规模的把控,事实上是对于通胀奖励的双倍以及多倍的获取,这代表着节点与 EOS 公链更深层利益的绑定,也增加了 EOS 公链的中心化程度。

 
一票一投会是最终解决方案吗?
 

从一年前 EOS 主网上线至今,即使币价不复当年巅峰,超级节点仍然是 EOS 主网中的战略重地。

做超级节点的收益是什么?

是收入,以及这一品牌带来的流量背书。

无论是老节点还是新节点,说到底都是为激励而来。但 EOS 这个去中心化系统需要避免由此而来的集中化。

EOS 因超级节点选举而火,也因为超级节点而增加不少烦恼。

本就专注于 EOS 生态的交易所,因为PoS矿池愈加财大气粗,无意中也正在让 EOS 的寡头化越发明显。

一票 30 投的投票机制,使得头部节点结盟、换票成为圈内公开的秘密。据 EOS Authourity 统计数据,目前投票池共计约 3 亿 EOS,目前共计 30 位节点的选票超过 1 亿,其中通过代理投票的选票就占据 74%。

也正由于一票 30 投的弊端,一票一投在提案早在公投系统上线之初就被提出,即使在公投系统被替代称节点多签提案之际,一票一投也曾被节点写成提案,但并未通过。

6 月 24 日,BM 曾发文谈论帕累托法则下的二八分布,文中提及了亚洲社区对 EOS 的控制问题,并探讨了如何避免规模经济带来的集中问题, 如何通过机制设计,让选举结果分布更为去中心化,避免区块链网络被极少数人所控制?

他认为,无论是 PoW,还是 PoS、DPoS,如果是单一规则下,难以避免帕累托分布。即使改成一票一投也并不能解决问题。对于用户尤其是大户来说,他们可以把一个 EOS 账户里边的 EOS,拆分放在不同的 EOS 账户中,通过这种拆分的方式,就可以绕过 1 票 1 投。

他设想,将前 21 个 BP 的名额,分成了四组,即 8 + 8 + 3 + 2。然后,每组,按照不同的规则来产生对应的 BP,这些规则有:基于 RAM 的投票权重、基于质押时间的投票权重(币龄设计)、基于代币销毁速率/永久锁币的投票权重、现行的基于抵押的投票权重。

他还设想采取选举团制度,由网络选出来 100 名代表,然后,采用许可投票制,一票一投的方式,选出来前 21 名。

虽然他也在文末表示仅为个人想法,并不代表 Block one 意图。但可喜的是,上周 BM 在电报群仍然表示正在准备一票一投的提案。

即便如此,治理机制的进化仍然漫长,提案从通过到部署,仍需经过节点们的多重签名,多方博弈不言自明。

Brian 说,他更希望的愿景是,制度有必要,但不能时时依靠,他更希望节点能自发自觉担负起超级节点的责任。

至于其他节点的生存方式,在更好的治理制度出来之前,“找到在节点收益之外制造盈利的能力”或许是更好的生存之道,梓岑说:“我们要摆脱对这种节点收益的依赖,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文 | 芦荟  运营 | 盖遥  编辑 | 卢晓明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加密交易所的新战场:高频交易

市场odaily 发表了文章 • 2019-07-09 12:25 • 来自相关话题

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



一些加密货币交易所正在“悄悄地”为高频交易(High-Frequency Trading)铺上了红地毯,也让不少交易员蠢蠢欲动。 

(星球君 o-daily 注:高频交易是指从那些人们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计算机化交易,比如,某种证券买入价和卖出价差价的微小变化,或者某只股票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微小价差。这种交易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有些交易机构将自己的“服务器群组”(server farms)安置到了离交易所的计算机很近的地方,以缩短交易指令通过光缆以光速旅行的距离。)

总部设在新加坡的火币和总部位于芝加哥的 ErisX 都开始提供主机托管服务,其中客户的服务器与交易所的服务会将会放置在同一设施或同一云端,这样一来,交易者和投资者就能以更快的速度来执行交易,继而在交易市场里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 

不仅如此,“双子星”(Gemini)交易所现在也加入到了高频交易服务领域,他们是首批在纽约获得加密托管服务许可的交易所之一,而且即将在芝加哥开始分部。 

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都没有对高频交易服务收取费用,这似乎与交易所一贯做法有所不同。在 Huobi Russia 莫斯科客户办公室里,该交易所当地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略带自豪地说道:

    “这是我们的竞争优势。”


可以肯定的是,高频交易在加密货币行业中的应用依然比较少,从历史状况来看,高频交易一直由个体交易者主导,但最近这种交易模式开始吸引对冲基金和家族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兴趣。

但是对于交易所来说,高频交易一直是传统金融市场里颇具争议的做法,但现在也开始逐渐进入加密货币行业。不可否认是,机器人交易从“头门沟”Mt.Gox 交易所开始就已经存在,但如今的主机托管却将算法交易带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水平。

Eric Wall 是 Coinnober 公司前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负责人,该公司已经被纳斯达克收购,他表示:

    “高频交易是一项大业务,每一家交易所运营商都逃不掉这个话题,而且有些加密货币交易所已经透露有华尔街公司正在与他们接触探索高频交易的可能性了。”


但 Eric Wall 认为,目前绝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还没有为高频交易需求做好充分准备,对于专注于散户投资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而言,高频交易仍是一个非常新的概念,同时也缺乏经验。


每天80万笔交易


按照  Huobi Russia 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的说法,自从 Huobi 俄罗斯办事处开设的六个月时间以来,已经有大约 50 个客户利用了其主机托管服务,将自己的服务器和 Huobi 的服务器置于同一个云端,而且使用相同的域名服务(DNS)作为交换机。这样一来,客户的交易速度将比其他用户快 70 至 100 被,Andrey Grachev 说道:

    “我们有一个客户每天会进行大约80万笔交易,而且这样的客户正变得越来越多。”


与使用云端服务器的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不同,ErisX 拥有一个专属的硬件批评引擎,该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透露,这个引擎被部署在位于新泽西州锡考克斯的Equinix数据中心里,而类似的匹配引擎基本上都会被部署在传统交易所、经纪公司或交易公司里,因此在数据中心里搭建服务器的交易者可以直接连接到ErisX的匹配引擎上。(ErisX在今年四月推出了多个加密货币现货交易所,最近又获得了监管机构批准开展期货业务)

“双子星”交易所(Gemini)成立于 2014 年,两位联合创始人是 CameronWinklevoss 和 Tyler Winklevoss 兄弟,他们也在 Equinix 部署了自己的主要交易平台并提供主机托管服务。根据“双子星”交易所官方网站透露,该交易所计划很快在Equinix的芝加哥数据中心提供另一个托管服务,并为多个证券交易所及其高频交易客户保留其硬件。

“双子星”交易所运营总经理 Jeanine Hightower-Sellitto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将会提供多种连接选项,以满足客户的需求,而且为客户提供的每种选择都是免费的。

不过,美国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在高频交易服务里似乎有些奇怪,他们今年关闭了芝加哥分部,而该部门一直致力于为包括主机托管在内的高频交易商提供服务。有消息称,Coinbase 当时之所以关闭该业务是为了优先提供其他机构服务。

Coinbase 公司拒绝对此时发表评论,但不知是否是巧合,刚刚在芝加哥开设办事处的“双子星”交易所却“挖来了” Coinbase 的一些前雇员。


有争议的做法


你会发现,很多加密货币交易所似乎开始探索高频交易业务了,但由于华尔街不光彩的历史,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会带来、甚至加剧不透明和不稳定等问题。

正如美国当代报告文学作家、知名财经记者、《大空头》原著者 Michael Lewis 在他的《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所说,算法股票交易员将他们的服务器放置于交易所附近,以获得比其他投资者更快的交易速度,能够在不到一秒时间内在市场中套利。

Michael Lewis 一阵见血地指出了高频交易的问题所在,在一些市场中,一些参与者的交易速度是普通用户的几百倍,他们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结果导致那些“非算法交易者“只能在较低的价格区间做选择。

此外,根据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2011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高频交易的另一个问题是会大大增加市场波动性。以 2010 年 5 月 6 日为例,当日美国大量股票价格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出现了大幅下跌和大幅回升,继而引发了所谓的“闪电崩盘“(Flash Crash),将普通交易者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像高频交易者那样做出快速反应,而高频交易者却能在这样的短时大幅波动中套利。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在 2012 年也指出,由于高频交易引发的技术故障导致企业损失了数亿美元资金,而且一些高频交易公司甚至还拥有交易所的股权。


市场正在变得越来越成熟


这里我们不得不提一个人,他就是 ErisX 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Matthew Trudeau 是知名股票交易所 IEX 的早期员工,也是《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提到的高频交易英雄,他一直认为高频套利和自动交易可以使市场受益。

Matthew Trudeau 认为,高频交易者正在帮助缩小不同交易所之间的价差,并使市场更有效率——包括加密市场,他说道:

    “这种现象在其他资产类别中已经发生,因为交易变得更加电子化和自动化,继而让做市商和套利者能够更有效地进行交易,从而改善价格形成、价格发现和流动性,套利机会也因此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少,这表明市场更加高效和成熟。”


然而对于高频交易来说,重要的是交易所和高频交易者需要基于市场披露的优惠条款达成交易,做到公开透明。对此,Matthew Trudeau 指出,以 ErisX 交易所为例,它为客户提供了透明、标准化的定价和连接选择,所有客户都使用相同的访问和费用条款。

另一家交易所 Huobi 也在努力确保所有客户在公平的环境中竞争,该交易所全球销售和机构业务负责人Lester Li 表示:

    “Huobi 的用户知道我们会监控任何滥用交易活动,我们还会不断提醒用户交易总会存在风险,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强烈建议用户在他们的可承受范围内进行交易并注意有可能涉及到的各种风险。”



保护散户投资者


不可否认,并非所有的交易所都能让“算法交易员“做到合规。

LGO Markets 是一家针对机构客户的小型交易所,今年年初刚刚成立,他们的做法与高频交易恰好相反——故意放慢每个人的交易速度。该交易所首席执行官 Hugo Renaudin 表示:

    “在进行高频交易匹配之前,订单会被分批手机,每批次的哈希值都会在比特币区块链中被记录——每个批次大约需要 500 毫秒才能形成,因此这可以作为交易的“减速带”。也能让每个交易者对平台活动获得相同的反馈。”


Kraken 交易所工程副总裁 Steve Hunt 也认为交易所并没有特殊对待高频交易客户,他解释说:

    “我们希望所有的客户都可以平等地在我们的平台上交易。”


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透露,他们暂时不会考虑提供主机托管服务,该交易所客户经理 Anatoly Kondyakov 在莫斯科举行的“精英投资者”聚会上告诉与会者,币安做出这一决定主要有两个理由:

    首先,币安希望保护散户投资人;

    其次,主机托管意味着要在某些特定司法管辖区内的“官方存在”,而币安目前不愿意这么做。



现在加密市场引入高频交易是不是太快了?


有些人认为,加密市场目前与传统金融行业之间的差距较大,因此向高频交易者提供托管服务会更有意义。旧金山交易所 OKCoin 金融市场主管 Wilfred Daye 表示:

    “现阶段,加密市场结构仍在发展,如果和股票和外汇市场相比的话,加密货币市场中其实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高频交易。从传统市场进入加密市场的交易者确实有主机托管需求,但这个问题基本上是一次性的,而不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所以 OKcoin 不会提供此服务。”


市场数据平台 Coinroute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David Weisberger 对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持怀疑态度,他的理由是:加密市场是去中心化且高度波动性的,以至于一些能够在股票上发挥作用的“套路”在比特币上无效。David Weisberger 认为高频交易前端运行的概念与加密货币关系不大,而且不同加密货币交易所之间的价格差异远大于传统证券市场,他解释说:

    “在期货或股票中,最小报价变化相对较大,差价的出价报价通常也很稳定,你往往能以相同的价格提供大量报价。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价格发生变化,很快就会出现在队列的前面,而那些队列前面的那些订单是有利可图的,后面的订单可能就无法获得太多利润。而在加密市场中,价格变化非常小,因此并不需要使用高频交易。”


此外,加密货币交易所分散在世界各地,即便你的服务器与一家交易所合并,同样需要等待几秒时间才能让币安这样的大交易所完成交易数据更新。

David Weisberger 认为,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他最后说道:

    “将军们总是花时间思考怎么把上一场仗打好,投资者也总是希望之前的经济周期能够再次出现,人们总是愿意做自己习惯的事情。”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high-frequency-trading-is-new-battleground-in-crypto-exchange-race, Coindesk
作者:Anna Baydakova
译者:Moni  查看全部
7c0ltobkeabgr9hv.jpg!heading_.jpg


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




一些加密货币交易所正在“悄悄地”为高频交易(High-Frequency Trading)铺上了红地毯,也让不少交易员蠢蠢欲动。 

(星球君 o-daily 注:高频交易是指从那些人们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计算机化交易,比如,某种证券买入价和卖出价差价的微小变化,或者某只股票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微小价差。这种交易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有些交易机构将自己的“服务器群组”(server farms)安置到了离交易所的计算机很近的地方,以缩短交易指令通过光缆以光速旅行的距离。)

总部设在新加坡的火币和总部位于芝加哥的 ErisX 都开始提供主机托管服务,其中客户的服务器与交易所的服务会将会放置在同一设施或同一云端,这样一来,交易者和投资者就能以更快的速度来执行交易,继而在交易市场里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 

不仅如此,“双子星”(Gemini)交易所现在也加入到了高频交易服务领域,他们是首批在纽约获得加密托管服务许可的交易所之一,而且即将在芝加哥开始分部。 

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都没有对高频交易服务收取费用,这似乎与交易所一贯做法有所不同。在 Huobi Russia 莫斯科客户办公室里,该交易所当地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略带自豪地说道:


    “这是我们的竞争优势。”



可以肯定的是,高频交易在加密货币行业中的应用依然比较少,从历史状况来看,高频交易一直由个体交易者主导,但最近这种交易模式开始吸引对冲基金和家族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兴趣。

但是对于交易所来说,高频交易一直是传统金融市场里颇具争议的做法,但现在也开始逐渐进入加密货币行业。不可否认是,机器人交易从“头门沟”Mt.Gox 交易所开始就已经存在,但如今的主机托管却将算法交易带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水平。

Eric Wall 是 Coinnober 公司前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负责人,该公司已经被纳斯达克收购,他表示:


    “高频交易是一项大业务,每一家交易所运营商都逃不掉这个话题,而且有些加密货币交易所已经透露有华尔街公司正在与他们接触探索高频交易的可能性了。”



但 Eric Wall 认为,目前绝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还没有为高频交易需求做好充分准备,对于专注于散户投资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而言,高频交易仍是一个非常新的概念,同时也缺乏经验。


每天80万笔交易


按照  Huobi Russia 负责人 Andrey Grachev 的说法,自从 Huobi 俄罗斯办事处开设的六个月时间以来,已经有大约 50 个客户利用了其主机托管服务,将自己的服务器和 Huobi 的服务器置于同一个云端,而且使用相同的域名服务(DNS)作为交换机。这样一来,客户的交易速度将比其他用户快 70 至 100 被,Andrey Grachev 说道:


    “我们有一个客户每天会进行大约80万笔交易,而且这样的客户正变得越来越多。”



与使用云端服务器的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不同,ErisX 拥有一个专属的硬件批评引擎,该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透露,这个引擎被部署在位于新泽西州锡考克斯的Equinix数据中心里,而类似的匹配引擎基本上都会被部署在传统交易所、经纪公司或交易公司里,因此在数据中心里搭建服务器的交易者可以直接连接到ErisX的匹配引擎上。(ErisX在今年四月推出了多个加密货币现货交易所,最近又获得了监管机构批准开展期货业务)

“双子星”交易所(Gemini)成立于 2014 年,两位联合创始人是 CameronWinklevoss 和 Tyler Winklevoss 兄弟,他们也在 Equinix 部署了自己的主要交易平台并提供主机托管服务。根据“双子星”交易所官方网站透露,该交易所计划很快在Equinix的芝加哥数据中心提供另一个托管服务,并为多个证券交易所及其高频交易客户保留其硬件。

“双子星”交易所运营总经理 Jeanine Hightower-Sellitto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将会提供多种连接选项,以满足客户的需求,而且为客户提供的每种选择都是免费的。

不过,美国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在高频交易服务里似乎有些奇怪,他们今年关闭了芝加哥分部,而该部门一直致力于为包括主机托管在内的高频交易商提供服务。有消息称,Coinbase 当时之所以关闭该业务是为了优先提供其他机构服务。

Coinbase 公司拒绝对此时发表评论,但不知是否是巧合,刚刚在芝加哥开设办事处的“双子星”交易所却“挖来了” Coinbase 的一些前雇员。


有争议的做法


你会发现,很多加密货币交易所似乎开始探索高频交易业务了,但由于华尔街不光彩的历史,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会带来、甚至加剧不透明和不稳定等问题。

正如美国当代报告文学作家、知名财经记者、《大空头》原著者 Michael Lewis 在他的《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所说,算法股票交易员将他们的服务器放置于交易所附近,以获得比其他投资者更快的交易速度,能够在不到一秒时间内在市场中套利。

Michael Lewis 一阵见血地指出了高频交易的问题所在,在一些市场中,一些参与者的交易速度是普通用户的几百倍,他们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结果导致那些“非算法交易者“只能在较低的价格区间做选择。

此外,根据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2011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高频交易的另一个问题是会大大增加市场波动性。以 2010 年 5 月 6 日为例,当日美国大量股票价格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出现了大幅下跌和大幅回升,继而引发了所谓的“闪电崩盘“(Flash Crash),将普通交易者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像高频交易者那样做出快速反应,而高频交易者却能在这样的短时大幅波动中套利。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在 2012 年也指出,由于高频交易引发的技术故障导致企业损失了数亿美元资金,而且一些高频交易公司甚至还拥有交易所的股权。


市场正在变得越来越成熟


这里我们不得不提一个人,他就是 ErisX 交易所首席战略官 Matthew Trudeau。

Matthew Trudeau 是知名股票交易所 IEX 的早期员工,也是《闪击者:华尔街的反抗》(Flash Boys)一书中提到的高频交易英雄,他一直认为高频套利和自动交易可以使市场受益。

Matthew Trudeau 认为,高频交易者正在帮助缩小不同交易所之间的价差,并使市场更有效率——包括加密市场,他说道:


    “这种现象在其他资产类别中已经发生,因为交易变得更加电子化和自动化,继而让做市商和套利者能够更有效地进行交易,从而改善价格形成、价格发现和流动性,套利机会也因此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少,这表明市场更加高效和成熟。”



然而对于高频交易来说,重要的是交易所和高频交易者需要基于市场披露的优惠条款达成交易,做到公开透明。对此,Matthew Trudeau 指出,以 ErisX 交易所为例,它为客户提供了透明、标准化的定价和连接选择,所有客户都使用相同的访问和费用条款。

另一家交易所 Huobi 也在努力确保所有客户在公平的环境中竞争,该交易所全球销售和机构业务负责人Lester Li 表示:


    “Huobi 的用户知道我们会监控任何滥用交易活动,我们还会不断提醒用户交易总会存在风险,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强烈建议用户在他们的可承受范围内进行交易并注意有可能涉及到的各种风险。”




保护散户投资者


不可否认,并非所有的交易所都能让“算法交易员“做到合规。

LGO Markets 是一家针对机构客户的小型交易所,今年年初刚刚成立,他们的做法与高频交易恰好相反——故意放慢每个人的交易速度。该交易所首席执行官 Hugo Renaudin 表示:


    “在进行高频交易匹配之前,订单会被分批手机,每批次的哈希值都会在比特币区块链中被记录——每个批次大约需要 500 毫秒才能形成,因此这可以作为交易的“减速带”。也能让每个交易者对平台活动获得相同的反馈。”



Kraken 交易所工程副总裁 Steve Hunt 也认为交易所并没有特殊对待高频交易客户,他解释说:


    “我们希望所有的客户都可以平等地在我们的平台上交易。”



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透露,他们暂时不会考虑提供主机托管服务,该交易所客户经理 Anatoly Kondyakov 在莫斯科举行的“精英投资者”聚会上告诉与会者,币安做出这一决定主要有两个理由:


    首先,币安希望保护散户投资人;

    其次,主机托管意味着要在某些特定司法管辖区内的“官方存在”,而币安目前不愿意这么做。




现在加密市场引入高频交易是不是太快了?


有些人认为,加密市场目前与传统金融行业之间的差距较大,因此向高频交易者提供托管服务会更有意义。旧金山交易所 OKCoin 金融市场主管 Wilfred Daye 表示:


    “现阶段,加密市场结构仍在发展,如果和股票和外汇市场相比的话,加密货币市场中其实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高频交易。从传统市场进入加密市场的交易者确实有主机托管需求,但这个问题基本上是一次性的,而不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所以 OKcoin 不会提供此服务。”



市场数据平台 Coinroute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David Weisberger 对加密市场中的高频交易也持怀疑态度,他的理由是:加密市场是去中心化且高度波动性的,以至于一些能够在股票上发挥作用的“套路”在比特币上无效。David Weisberger 认为高频交易前端运行的概念与加密货币关系不大,而且不同加密货币交易所之间的价格差异远大于传统证券市场,他解释说:


    “在期货或股票中,最小报价变化相对较大,差价的出价报价通常也很稳定,你往往能以相同的价格提供大量报价。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价格发生变化,很快就会出现在队列的前面,而那些队列前面的那些订单是有利可图的,后面的订单可能就无法获得太多利润。而在加密市场中,价格变化非常小,因此并不需要使用高频交易。”



此外,加密货币交易所分散在世界各地,即便你的服务器与一家交易所合并,同样需要等待几秒时间才能让币安这样的大交易所完成交易数据更新。

David Weisberger 认为,那些希望通过主机托管来获得高频交易的人都是被“人性”所驱动,他最后说道:


    “将军们总是花时间思考怎么把上一场仗打好,投资者也总是希望之前的经济周期能够再次出现,人们总是愿意做自己习惯的事情。”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high-frequency-trading-is-new-battleground-in-crypto-exchange-race, Coindesk
作者:Anna Baydakova
译者:Moni 

大家都在用哪些交易所?

回复

攻略money 回复了问题 • 5 人关注 • 6 个回复 • 269 次浏览 • 2018-08-23 19:13 • 来自相关话题

观点:长尾市场是DEX的未来吗?

观点chengpishu 发表了文章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长尾市场简图,来自维基百科)

前言:长尾市场是指那些原来不受到重视的销量小但种类多的产品或服务由于总量巨大,累积起来的总收益超过主流产品的现象。比如豆瓣当年的增长,离不开长尾效应。

那么代币的长尾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来说是否足够的重要?



为方便阅读,以下名词将用英文代替。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
CEX:中心化交易所


区块链最明显的用途之一,就是可以进行无需许可、非保管资产性的交易。通常来说实现这一用途的方式是通过“分散交换”或者是“去中心化交易所”。

虽然有许多的DEX不断涌现出来,但是和大多数CEX相比,使用DEX的人还只是少数。(光是币安就能顶上四个主要DEX交易量的1000倍,这四个主要的DEX为Uniswap,Kyber,0x,DutchX)。

如果去中心化交易所真的是未来的趋势的话,为什么数据会那么难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

作者的假设是,DEX的市场其实比人们预想的要小的多。DEX正真的闪光点是在于为数字资产提供了一个长尾市场。

因为在其他时候,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人们更愿意选择方便快捷的服务) 而所谓的数字资产长尾市场应该在于:中心化交易所不支持的代币或者是市场。

不支持的代币要么太小,要么风险太大,或者是极具竞争性的交易所代币。

太小:指的是低于一定交易量阈值的代币,泛指那些成交量低迷的代币。

高风险:指的是不存在高度监管,具有很高风险的代币。

竞争性:指的是那些不同交易所发行的代币,他们的利益是冲突的。

举一个满足上述三个特点的代币,就是Bitfinex发行的LEO。

唯一支持LEO的CEX就是Bitfinex自己,而他们本身就是代币的发行方。LEO在刚上线的时候,成交量非常低迷(每天的交易量大概只有500万美元左右)。

在监管政策上,LEO不支持美国的投资者购买(Bitfinex可以随时更改白皮书或者是每月回购LEO的比例,即使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也使LEO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同时LEO和其他交易所的平台币是处于一种竞争关系,没有一家CEX愿意把自己发行的代币放在其他CEX上生成一个交易对,因为你无法知晓他们在自己的中心化体系中,是否利用不存在的硬币进行恶意操作。所以美国投资者想要获得LEO的话只能通过两种途径,OTC或者是DEX。

不支持的市场要么是新的交易对(例如早期的ETH),要么是在一个新的交易场景中(例如游戏或者应用程序,像是积分,游戏装备,虚拟宠物等)。

这些市场和那些CEX所不愿支持的代币,就价值层面来进行比较的话,前期可能会显得微不足道。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市场假如能够服务或满足大多人需求的话,将会变得举足轻重。(我们举个现实的例子,例如初期的以太坊并没有太大的法币价值体现,正真的法币价值爆发点是在ICO)。

DEX为投机者们提供了一些比较与众不同的服务:更加丰富的数字资产种类和更多的市场。

按道理来说,它们并不需和主流的老牌CEX竞争。那些新兴的CEX才是它们的竞争对象。因为新兴的CEX才可能在更多(币种的)市场上与DEX竞争,但这些CEX可能会处于一个弱势。

因为交易者们在面对这些具有高度风险的代币和市场的时候,他们更想利用非保管性交易来保证自己数字资产的安全性。 因此,去中心化交易所未来的成功,是和数字资产长尾市场未来的成功息息相关的。(长尾市场的尾巴需要足够的长)。

如果你想象一个由比特币占据主导市场的未来,那么人们能够使用带有权益和功能的令牌将会变得少之又少, DEX的存在将会变的并不重要。(根据之前的文上所述,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CEX上进行主流代币的交易)

但是如果你想象一个拥有数百万种不同令牌的未来,很多人都会使用不同的代币去获得不同的服务和权益。就算这些令牌的市场都只存在于市场的长尾之中,那么去DEX就已经非常的成功了。

而且我们完全无法排除DEX成为主流的一种可能性:

1.    如果DEX的交易深度和流动性超过CEX。

2.    监管的压力迫使中心化交易所迁移到DEX(参考币安)。

3.    在DEX之外的创新,创造巨大的本地加密用户基础。

例如,基于web3的应用程序,DEX完全可以作为游戏和应用程序中一个便捷的交换接口。(去除DEX作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个概念,“DEX”的本意是分散式交换。小巧的分散式交换接口/插件将会取代去中心化平台的存在。在此它更像一个便于价值交换的快捷工具而不是平台。

就我身边听到的一些关于DEX所最常见的论点是(按人们所提及的频率来进行排序):

1.非保管性交易,用户的资金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减少被黑客攻击的风险,项目方卷钱跑路)。

2.匿名(提供秘密交易的工具==>避税,实现资本外逃)。

3.更宽泛的代币市场。

但我敢打赌决定DEX未来的重要因素,以上这三点应该倒过来说。

宽泛的市场是最为重要的,其次是被作为资本外逃的工具,最后的保证交易的安全性是少数人才关心的事。

我想很多人不会同意这个观点,你觉得呢?

本文主要来自TonySong关于DEX的观点,关于DEX还有一些内容我也做一些补充:

关于LEO:

事实上LEO已经在OKEX,GATE,ZB等主流CEX上线。作为一代枭雄的稳定币USDT,背后的Bitfinex也上线了USDC,USDK等交易币种。所以是曾经王者开始衰败,还是他们组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呢?

为什么做长尾市场的不能是CEX:

大多数的项目方其实并不愿意和CEX合作,因为他们无法完全信任CEX,也无法防止他们作恶。加之CEX上币假如越来越没有底线的话,无论是用户还是市场,都将沦为投机的工具,这将是一连串连锁效应。

分散交换更适合作为一个小型的接口,例如著名团队JUST做出的P3D,分散式交换更像一个转换P3D和ETH价值的插件。也就是作者对DEX未来提出的假设之一,作为应用程序的零部件。

而0X、Uniswap这些去中心化交易所,则为用户提供了更多币种市场的交易深度,不仅限于单一币种的交换场景。用平台形容更为合适。无论是分散式交换还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他们都能够为用户提供资金安全保障。

长尾市场并不好做:

困难之处是在于如何连接长尾市场。比方涉及到一些需要跨链交互的市场,那么需要的人工成本将是非常高昂的。

假如出现一种分布式商业的架构体系,或者是一类全新的交易撮合算法,那么就是完全颠覆现有的中心化商业模式,这就更像是一个崭新的人类社会文明。还有一些DEX为了合规,拥抱监管(例如鲸交所,他们的用户就涉及到了KYC问题),那么这种DEX就很难成为漏税、资本外逃的工具。

技术和市场是处于并行的一个状态,而中心化的效率大大超过了去中心化,并且安全永远只是少数人的需求,也是DEX最容易实现的点。如何设计自驱的DEX接入长尾市场可能是个不错的方向。

(完)


参考资料:https://tonysheng.substack.com/p/niche-markets-most-likely-driver
编译:17
编辑:风答 查看全部
20190815210202sAmv.jpeg

(长尾市场简图,来自维基百科)


前言:长尾市场是指那些原来不受到重视的销量小但种类多的产品或服务由于总量巨大,累积起来的总收益超过主流产品的现象。比如豆瓣当年的增长,离不开长尾效应。

那么代币的长尾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来说是否足够的重要?




为方便阅读,以下名词将用英文代替。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
CEX:中心化交易所



区块链最明显的用途之一,就是可以进行无需许可、非保管资产性的交易。通常来说实现这一用途的方式是通过“分散交换”或者是“去中心化交易所”。

虽然有许多的DEX不断涌现出来,但是和大多数CEX相比,使用DEX的人还只是少数。(光是币安就能顶上四个主要DEX交易量的1000倍,这四个主要的DEX为Uniswap,Kyber,0x,DutchX)。

如果去中心化交易所真的是未来的趋势的话,为什么数据会那么难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

作者的假设是,DEX的市场其实比人们预想的要小的多。DEX正真的闪光点是在于为数字资产提供了一个长尾市场。

因为在其他时候,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人们更愿意选择方便快捷的服务) 而所谓的数字资产长尾市场应该在于:中心化交易所不支持的代币或者是市场。

不支持的代币要么太小,要么风险太大,或者是极具竞争性的交易所代币。

太小:指的是低于一定交易量阈值的代币,泛指那些成交量低迷的代币。

高风险:指的是不存在高度监管,具有很高风险的代币。

竞争性:指的是那些不同交易所发行的代币,他们的利益是冲突的。

举一个满足上述三个特点的代币,就是Bitfinex发行的LEO。

唯一支持LEO的CEX就是Bitfinex自己,而他们本身就是代币的发行方。LEO在刚上线的时候,成交量非常低迷(每天的交易量大概只有500万美元左右)。

在监管政策上,LEO不支持美国的投资者购买(Bitfinex可以随时更改白皮书或者是每月回购LEO的比例,即使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也使LEO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同时LEO和其他交易所的平台币是处于一种竞争关系,没有一家CEX愿意把自己发行的代币放在其他CEX上生成一个交易对,因为你无法知晓他们在自己的中心化体系中,是否利用不存在的硬币进行恶意操作。所以美国投资者想要获得LEO的话只能通过两种途径,OTC或者是DEX。

不支持的市场要么是新的交易对(例如早期的ETH),要么是在一个新的交易场景中(例如游戏或者应用程序,像是积分,游戏装备,虚拟宠物等)。

这些市场和那些CEX所不愿支持的代币,就价值层面来进行比较的话,前期可能会显得微不足道。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市场假如能够服务或满足大多人需求的话,将会变得举足轻重。(我们举个现实的例子,例如初期的以太坊并没有太大的法币价值体现,正真的法币价值爆发点是在ICO)。

DEX为投机者们提供了一些比较与众不同的服务:更加丰富的数字资产种类和更多的市场。

按道理来说,它们并不需和主流的老牌CEX竞争。那些新兴的CEX才是它们的竞争对象。因为新兴的CEX才可能在更多(币种的)市场上与DEX竞争,但这些CEX可能会处于一个弱势。

因为交易者们在面对这些具有高度风险的代币和市场的时候,他们更想利用非保管性交易来保证自己数字资产的安全性。 因此,去中心化交易所未来的成功,是和数字资产长尾市场未来的成功息息相关的。(长尾市场的尾巴需要足够的长)。

如果你想象一个由比特币占据主导市场的未来,那么人们能够使用带有权益和功能的令牌将会变得少之又少, DEX的存在将会变的并不重要。(根据之前的文上所述,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CEX上进行主流代币的交易)

但是如果你想象一个拥有数百万种不同令牌的未来,很多人都会使用不同的代币去获得不同的服务和权益。就算这些令牌的市场都只存在于市场的长尾之中,那么去DEX就已经非常的成功了。

而且我们完全无法排除DEX成为主流的一种可能性:

1.    如果DEX的交易深度和流动性超过CEX。

2.    监管的压力迫使中心化交易所迁移到DEX(参考币安)。

3.    在DEX之外的创新,创造巨大的本地加密用户基础。

例如,基于web3的应用程序,DEX完全可以作为游戏和应用程序中一个便捷的交换接口。(去除DEX作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个概念,“DEX”的本意是分散式交换。小巧的分散式交换接口/插件将会取代去中心化平台的存在。在此它更像一个便于价值交换的快捷工具而不是平台。

就我身边听到的一些关于DEX所最常见的论点是(按人们所提及的频率来进行排序):

1.非保管性交易,用户的资金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减少被黑客攻击的风险,项目方卷钱跑路)。

2.匿名(提供秘密交易的工具==>避税,实现资本外逃)。

3.更宽泛的代币市场。

但我敢打赌决定DEX未来的重要因素,以上这三点应该倒过来说。

宽泛的市场是最为重要的,其次是被作为资本外逃的工具,最后的保证交易的安全性是少数人才关心的事。

我想很多人不会同意这个观点,你觉得呢?

本文主要来自TonySong关于DEX的观点,关于DEX还有一些内容我也做一些补充:

关于LEO:

事实上LEO已经在OKEX,GATE,ZB等主流CEX上线。作为一代枭雄的稳定币USDT,背后的Bitfinex也上线了USDC,USDK等交易币种。所以是曾经王者开始衰败,还是他们组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呢?

为什么做长尾市场的不能是CEX:

大多数的项目方其实并不愿意和CEX合作,因为他们无法完全信任CEX,也无法防止他们作恶。加之CEX上币假如越来越没有底线的话,无论是用户还是市场,都将沦为投机的工具,这将是一连串连锁效应。

分散交换更适合作为一个小型的接口,例如著名团队JUST做出的P3D,分散式交换更像一个转换P3D和ETH价值的插件。也就是作者对DEX未来提出的假设之一,作为应用程序的零部件。

而0X、Uniswap这些去中心化交易所,则为用户提供了更多币种市场的交易深度,不仅限于单一币种的交换场景。用平台形容更为合适。无论是分散式交换还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他们都能够为用户提供资金安全保障。

长尾市场并不好做:

困难之处是在于如何连接长尾市场。比方涉及到一些需要跨链交互的市场,那么需要的人工成本将是非常高昂的。

假如出现一种分布式商业的架构体系,或者是一类全新的交易撮合算法,那么就是完全颠覆现有的中心化商业模式,这就更像是一个崭新的人类社会文明。还有一些DEX为了合规,拥抱监管(例如鲸交所,他们的用户就涉及到了KYC问题),那么这种DEX就很难成为漏税、资本外逃的工具。

技术和市场是处于并行的一个状态,而中心化的效率大大超过了去中心化,并且安全永远只是少数人的需求,也是DEX最容易实现的点。如何设计自驱的DEX接入长尾市场可能是个不错的方向。

(完)


参考资料:https://tonysheng.substack.com/p/niche-markets-most-likely-driver
编译:17
编辑:风答

福布斯:加密货币交易所监管将面临哪些挑战?

观点8btc 发表了文章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Coinfirm公司最近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全球216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中只有14%具有监管机构的许可。考虑到很多司法管辖区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都发生过黑客攻击、诈骗以及市场操纵等情况,如此低的监管覆盖率不足为奇。

Forbes认为,统计数据部分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仍在研究如何对加密货币和相关金融中介机构进行监管。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将面临很多挑战:

1.在降低风险的同时充分利用金融创新。监管机构和企业必须努力了解对方在合作制定监管标准时的立场,对交易所实施严格的监管政策可能会使其转移到监管宽松的司法管辖区内。当不同国家的政府应用不同的加密定义并采用不同的加密政策时,就会出现这种不一致的情况。

2.加密货币模糊的定位。目前,不同类型的加密资产之间的区别及其法律地位仍然模糊不清。现行的证券法在数字货币发明之前就已存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使用70多年前的Howey测试方法来确定投资性的代币是否是证券。不过,某些SEC官员承认市值排名前二的加密货币比特币和以太坊并非证券。

3.分散的监管体系。除了在联邦层面拥有多个监管机构外,美国的金融系统还把一些职责下方到各州。CFTC前主席Timothy Massad表示,国会距离解决加密资产的监管问题还有很大的鸿沟。Massad写道,

“所有加密资产交易网站都应该发布相同的警告,因为监管方面的鸿沟宽且危险。现在的情况是,欺诈很普遍,投资者保护很薄弱。这个鸿沟是我们支离破碎的监管体系造成的。虽然少数机构拥有一定的管辖权,但没有那个机构拥有足够的权力。鸿沟正处于交易活动最频繁的地方。”

4.金融技术创新。加密资产等金融技术在早期创新的过程中往往不是那么成熟稳健,这应该允许用户进行规避或内部控制。此外,加密交易所可能会承担多种功能,同时作为市场、经纪人、托管方甚至是资产的专有持有者。这可能导致难以监管的利益冲突风险增加。与股票和商品交易所相比,该领域还缺乏足够的对交易或账户进行监管的第三方工具。

这种监管的缺失会导致加密货币市场对市场诚信和投资者保护造成持续威胁。 《彭博商业周刊》在2019年7月25日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加密交易所操纵交易的问题。作者表示,“交易股票等传统资产的主要交易所会受到严格的监管。但加密货币交易所没有这些,投资者无法知道他们看到的交易量和价格真实与否。”前CFTC主席Gary Gensler指出,该监管机构的重点是通过防止市场操纵来保护投资者。

美国一些州在数字资产监管方面起到了带头作用。

怀俄明州区块链联盟的Caitlin Long提到怀俄明州通过了13条符合区块链的法律,并制定了建立直接产权的监管框架,确保拥有加密货币的人受到保护。他们的重点是使消费者免受交易所或托管人破产的影响。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Xiu MU
本文来自比推bitpush.news,转载需注明出处。 查看全部
20190816081105vkum.jpg

Coinfirm公司最近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全球216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中只有14%具有监管机构的许可。考虑到很多司法管辖区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都发生过黑客攻击、诈骗以及市场操纵等情况,如此低的监管覆盖率不足为奇。

Forbes认为,统计数据部分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仍在研究如何对加密货币和相关金融中介机构进行监管。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将面临很多挑战:

1.在降低风险的同时充分利用金融创新。监管机构和企业必须努力了解对方在合作制定监管标准时的立场,对交易所实施严格的监管政策可能会使其转移到监管宽松的司法管辖区内。当不同国家的政府应用不同的加密定义并采用不同的加密政策时,就会出现这种不一致的情况。

2.加密货币模糊的定位。目前,不同类型的加密资产之间的区别及其法律地位仍然模糊不清。现行的证券法在数字货币发明之前就已存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使用70多年前的Howey测试方法来确定投资性的代币是否是证券。不过,某些SEC官员承认市值排名前二的加密货币比特币和以太坊并非证券。

3.分散的监管体系。除了在联邦层面拥有多个监管机构外,美国的金融系统还把一些职责下方到各州。CFTC前主席Timothy Massad表示,国会距离解决加密资产的监管问题还有很大的鸿沟。Massad写道,

“所有加密资产交易网站都应该发布相同的警告,因为监管方面的鸿沟宽且危险。现在的情况是,欺诈很普遍,投资者保护很薄弱。这个鸿沟是我们支离破碎的监管体系造成的。虽然少数机构拥有一定的管辖权,但没有那个机构拥有足够的权力。鸿沟正处于交易活动最频繁的地方。”

4.金融技术创新。加密资产等金融技术在早期创新的过程中往往不是那么成熟稳健,这应该允许用户进行规避或内部控制。此外,加密交易所可能会承担多种功能,同时作为市场、经纪人、托管方甚至是资产的专有持有者。这可能导致难以监管的利益冲突风险增加。与股票和商品交易所相比,该领域还缺乏足够的对交易或账户进行监管的第三方工具。

这种监管的缺失会导致加密货币市场对市场诚信和投资者保护造成持续威胁。 《彭博商业周刊》在2019年7月25日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加密交易所操纵交易的问题。作者表示,“交易股票等传统资产的主要交易所会受到严格的监管。但加密货币交易所没有这些,投资者无法知道他们看到的交易量和价格真实与否。”前CFTC主席Gary Gensler指出,该监管机构的重点是通过防止市场操纵来保护投资者。

美国一些州在数字资产监管方面起到了带头作用。

怀俄明州区块链联盟的Caitlin Long提到怀俄明州通过了13条符合区块链的法律,并制定了建立直接产权的监管框架,确保拥有加密货币的人受到保护。他们的重点是使消费者免受交易所或托管人破产的影响。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Xiu MU
本文来自比推bitpush.news,转载需注明出处。

Coinbase 斥资5500万美元收购Xapo托管业务,管理资产超70亿美元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8月15日消息,美国加密货币公司Coinbase宣布正式完成对Xapo托管业务的收购,此次收购是Coinbase积极推动其托管业务的一部分,可能导致该公司所托管的比特币达到总流通量的5%。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Coinbase斥资5500万美元收购了Xapo托管业务,目前其管理的加密货币资产超过70亿美元,这位知情人士还表示,此次收购是在Coinbase出价高于投资巨头富达(Fidelity)之后完成的。

据悉,Xapo于2013年推出,其将保留剩下的交易业务,允许普通消费者买卖比特币。该公司创始人Wences Casares表示,他将继续担任Xapo的CEO一职。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Casares表示零售交易业务一直是Xapo的核心业务,而托管业务则是其副业。

根据Casares透露,对于Xapo的托管业务,有其他公司报出比coinbase更高的价格,但这些竞购者缺乏安全或监管资格,因此没有被Xapo的客户接受。

而其中最大的一个客户,就是Grayscale投资机构,该机构为富有的客户管理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投资。8月初,Grayscale将价值约27亿美元(超过22.5万BTC)的比特币资产转移给了Coinbase托管,这是历史上最大额的加密货币交易之一。

据知情人士透露,Xapo的大部分大客户已同意将其资产转交给Coinbase保管,从而使该公司控制了超过514000比特币。

而Xapo剩余客户的账户价值超过35亿美元,如果Coinbase还能签下这些客户,那么该公司将负责托管86万比特币。

最近几周,比特币的价格在1万美元到1.2万美元之间波动,在收购Xapo的托管业务之前,Coinbase托管公司管理的资产超过10亿美元,其中包括比特币以外的其他货币。

据悉,有关Coinbase和Xapo结盟的传言,早在5月份时便有流出,但由于这笔交易的手续非常复杂,其在最近才正式完成。

另根据Coinbase首席执行官Brian Armstrong透露,该公司平均每周新增10名托管大客户,新增资金量达2亿美元。在收购Xapo之后,Coinbase表示,目前其托管业务已有150多家大客户。

Armstrong表示:

    “托管是向加密经济制度化迈出的关键一步,其开始时的规模可能不大,可能只有几十亿美元的托管额,但它将迅速增长,成为公司稳定收入的一部分。”


Coinbase保管公司首席执行官Sam Mcingvale补充说:

    “从根本上讲,我们必须帮助我们的投资者获得投资回报,你可以想象把比特币放贷出去,然后赚取利息。”


据悉,Coinbase并不是唯一一家进入托管领域的公司。今年7月份,创业公司Anchorage宣布从金融巨头Visa那获得4000万美元的支持,以吸引更多的机构客户。同时,总部位于帕洛阿尔托的BitGo也在争夺这一新兴市场。


原文:https://fortune.com/2019/08/15/coinbase-xapo-bitcoin-custody/
作者:Jeff John Roberts
编译:洒脱喜 查看全部
201908160136261827.png

8月15日消息,美国加密货币公司Coinbase宣布正式完成对Xapo托管业务的收购,此次收购是Coinbase积极推动其托管业务的一部分,可能导致该公司所托管的比特币达到总流通量的5%。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Coinbase斥资5500万美元收购了Xapo托管业务,目前其管理的加密货币资产超过70亿美元,这位知情人士还表示,此次收购是在Coinbase出价高于投资巨头富达(Fidelity)之后完成的。

据悉,Xapo于2013年推出,其将保留剩下的交易业务,允许普通消费者买卖比特币。该公司创始人Wences Casares表示,他将继续担任Xapo的CEO一职。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Casares表示零售交易业务一直是Xapo的核心业务,而托管业务则是其副业。

根据Casares透露,对于Xapo的托管业务,有其他公司报出比coinbase更高的价格,但这些竞购者缺乏安全或监管资格,因此没有被Xapo的客户接受。

而其中最大的一个客户,就是Grayscale投资机构,该机构为富有的客户管理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投资。8月初,Grayscale将价值约27亿美元(超过22.5万BTC)的比特币资产转移给了Coinbase托管,这是历史上最大额的加密货币交易之一。

据知情人士透露,Xapo的大部分大客户已同意将其资产转交给Coinbase保管,从而使该公司控制了超过514000比特币。

而Xapo剩余客户的账户价值超过35亿美元,如果Coinbase还能签下这些客户,那么该公司将负责托管86万比特币。

最近几周,比特币的价格在1万美元到1.2万美元之间波动,在收购Xapo的托管业务之前,Coinbase托管公司管理的资产超过10亿美元,其中包括比特币以外的其他货币。

据悉,有关Coinbase和Xapo结盟的传言,早在5月份时便有流出,但由于这笔交易的手续非常复杂,其在最近才正式完成。

另根据Coinbase首席执行官Brian Armstrong透露,该公司平均每周新增10名托管大客户,新增资金量达2亿美元。在收购Xapo之后,Coinbase表示,目前其托管业务已有150多家大客户。

Armstrong表示:


    “托管是向加密经济制度化迈出的关键一步,其开始时的规模可能不大,可能只有几十亿美元的托管额,但它将迅速增长,成为公司稳定收入的一部分。”



Coinbase保管公司首席执行官Sam Mcingvale补充说:


    “从根本上讲,我们必须帮助我们的投资者获得投资回报,你可以想象把比特币放贷出去,然后赚取利息。”



据悉,Coinbase并不是唯一一家进入托管领域的公司。今年7月份,创业公司Anchorage宣布从金融巨头Visa那获得4000万美元的支持,以吸引更多的机构客户。同时,总部位于帕洛阿尔托的BitGo也在争夺这一新兴市场。


原文:https://fortune.com/2019/08/15/coinbase-xapo-bitcoin-custody/
作者:Jeff John Roberts
编译:洒脱喜

币安、火币,有护城河吗?

观点huoxing 发表了文章 • 6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如果问你,目前加密资产领域,市场最大的需求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交易”。这不接受任何反驳。既然交-易是最大的需求,是刚需,也是所有市场活力的起点和终点。

那么,“交易所”在这个领域,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但凡有点野心的,不参与下交-易所这档子事儿,就不好意思出来摆谱。

同样的,在2017年,2018年,都出现了一夜之间冒出无数家交易所的情况,千所大战,盛况空间。每隔一段时间,市场的从业者都会突然反省:原来交-易所还是最赚钱的行当,做交-易所也不是不能成,然后开“干”。

行情,尤其熊市的行情,是验金石,可以检测出人心人性,也能检测出团队的格局和战斗力。同样的,在牛市的时候,说的再好都没用,都赚钱都有钱的时候,谁都不屑于当个坏人;只有在熊市的时候,你看他骂不骂娘才能去评价一个人和团队的秉性。

之前,我约了几个行业里的好朋友头脑风暴,其中一位朋友的话,我记忆深刻,他认为做交易所,任何时候都是一件正确的事情。这位朋友现在沉迷于瑜伽,佛家,这计划可谓是顿悟之后的肺腑之言。那么,沿着这个话,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交-易所这么重要:那交易所这个事,能不能建立护城河呢?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于,有的领域,你发现其实是很难建立护城河的,这跟行业本身的特性有巨大的关系,不是努不努力的问题。那这样的领域,做起来就会很累,很没安全感,即便你有幸把头部的竞争对手干掉了,你也会时刻提防着自己哪天突然被别的对手干掉。

为了更好的分析这个问题,我把事物再聚焦一点,变成:币安、火币,有没有护城河?我申明一下:这两家企业,都是我个人很认可的企业,将其作为分析对象,纯粹是因为他们跻身一线,作为分析对象会更具象,更好理解。

分析一个企业的护城河,我采用了世界顶级评级机构晨星公司的一个框架来展开。在这个框架里,晨星把无形资产、转换成本、网络效应、成本优势、规模效应作为护城河的五个表现,可以作为我们理解商业护城河的重要参考。

下面,我就将根据这五个表现,来系统的分析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是如何运行的。


一、无形资产

无形资产的护城河表现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政府授权、专利技术、品牌。这三个主要的点,在外在表现上虽然大不相同,但在最终呈现的效果上,都体现为:让自身在市场上拥有与众不同的地位。

1、政府授权。简单来说,最普遍的体现就是“牌照”,或者特许经营。比如能源、银行、电信等行业很常见。那么,在加密资产交-易所这块,我们看到币安和火币都不约而同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从目前可查证的信息来看,币安获得了泽西、新加坡、乌干达 (美国)牌照;火币拿到了美(地区)、日、韩三国牌照。而后进者里,ZT在牌照布局上走的也很快,目前已经取得欧盟成员国爱沙尼亚以及马来西亚牌照。当然,ZG这块最重要的牌照,至今没有推出,也就没人拿到,但可以想见的是,这将是大玩家必将争取的最重要的一块牌照。

在加密资产交-易所领域,虽然去中心化交-易所炒的火热,但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随着各国监管的加码,牌照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竞争性优势。

2、品牌。上周末,有一位做交-易所的朋友找我聊天,咨询我在运营和市场方面的一些建议。实话说,我没有做过交-易所,在实际的运营方面可能给不了很落地可执行的建议。但是我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认为用户对于交-易所,最看重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体验流畅、24小时客服响应、安全。

很显然,这并不符合我作为一个加密资产投资者的诉求。我的答案:赚钱效应。这个问题跟品牌怎么联系起来呢?品牌,是我们要给用户传达的一个灵魂,说人话,就是你得给自己贴一个具有竞争优势的“标签”。

你区别于竞争对手的亮点。而这个标签肯定不是随便贴的,一定是和这个行业的本质密切相关,才能最终达成建立竞争优势的目的。比如,加密资产交-易所,你不能像奢侈品一样,给自己贴一个“纯手工打造”的高级标签,你也不能像潮牌一样给自己贴一个“时尚前卫”的标签。

加密资产交易所,对于注册用户来说,本质是交易获利,那么“赚钱效应”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诸如安全、体验等体感方面的东西。那怎么体现出“赚钱效应”呢?

我们来看看币安和火币的做法。首先,是自家的平台币,以今年为例,BNB从4.12美金,涨到了最高点的39.59美金,涨幅860%;HT则从1美金,涨到了5美金,涨幅400%。其次,是通过新增加密资产,创造出不间断的赚钱套利机会。最明显的方式就是不断推出IE0。

在币安打响IE0第一枪之后,一时间,不管大所小所,一窝蜂全部扎堆搞了IE0,短暂的盛况差点以为IC0又活了。然而,也正如之前的判断,IE0最后只会是头部交-易所玩家的游戏,正如现在一样,投资者在踩过几次坑之后,最后也只对大所的IEO还有参与的动力。

IE0本身背后体现的是交-易所对于优质项目的吸引力、孵化能力、把控能力、资金实力、资源整合能力。换句话说,最终IE0“这盘菜”端到用户面前的时候,好不好吃,就是能不能让更多的用户赚到钱,或者说看到可以赚到钱的机会。






所以,你看到很多小所的IE0,上来就是高点,然后一蹶不振,或者就是没流通盘,玩单机自己拉着玩,真实的二级市场用户根本没有赚钱的可能性。

对比起来,币安、火币的IE0从最开始的拼手速+运气,规则都变成了申购之后抽签决定;此外,上线之后,除了几倍的绝对打新涨幅之外,在回调一段时间后,都会有二次拉升的表现。

于此同时,在时不时的时候,还会出现类似股市里次新股板块的板块集体拉升行情。而这些,最终体现出来,给用户的潜台词就是:来我这里玩吧,我这里你有机会赚到钱。久而久之,“具有赚钱效应”这个品牌就深入人心了。

我们举个最极端的例子来说明“赚钱效应”的重要性——抹茶我们都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抹茶这个交易所像一个网红一样,不断刷新自己在行业内的知名度。从势头上来说,俨然已经跻身二线,冲击一线交-易所的架势。抹茶这半年的大跃升,我们可以简单概括为几个大步骤:抢跑优质币、上线模式币、拉升平台币。

抢跑优质币的鼻祖应该是币系,只是后面没坚持下去。在抢跑优质币这件事上,抹茶发扬光大了,从最开始TT、IRIS、NEW、FET,到后面的波卡期货。而且,最后人们发现,在上面不仅可以早早买到一些不错的币,甚至最后发现有些币的最高价就是在抢跑阶段抹茶上出现的。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上线模式币,最知名的,大概就是VDS了,而后上的FDS、HDS等已经算是锦上添花。模式币,赤裸裸的就透露出金钱的味道,而且,的确,早期从抹茶上参与模式币的人,也都赚到钱了。以致于后面给人一个潜在的印象:抹茶上的,是不是都带模式,能赚钱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拉升平台币MX。这个拉升并不是说是抹茶自己拉的,别误会。但是,抹茶从低点起来,涨了100倍+,这不管是哪股“神秘力量”所为,最终都给用户一个声音,买抹茶能赚钱,抹茶哪里买?当然只能去抹茶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这几个组合拳打完之后,“上抹茶”变成了项目方的一个利好了。所以,你会发现,不管是准一线,还是说成功突围正在进军一线的交-易所玩家,几乎不约而同将自己的品牌标签往“赚钱效应”上靠。

3、专利技术。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不能说没有技术,但是一定不是技术驱动的。所以,专利技术不是竞争的要点。


二、转换成本

转换成本,就是我们更换一种产品或服务时所付出的成本。这种成本不仅仅体现在金钱上,还可能是时间、精力、劳动量的成本。比如说银行,是典型的具有转换成本护城河的行业。我们的工资卡如果绑定一种银行的话,基本上所有的业务,支付宝、微信、淘宝、券商的业务也都绑定在这一个银行卡上。即使其他的银行给出更优惠的条件,我们基本上也不会选择更换成另一家银行的服务,因为我们需要为此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比如高铁,当你采用一套高铁技术标准之后,你可能很多的保养维护配套设施、建造方案、电子和动力控制系统等都要配套。这个时候,你要换一套技术标准成本非常高。那交-易所存在这样的转换成本吗?答案是:几乎没有。我可以在币安开账户,也可以在火币开账户,我可以在任何一个交-易所开账户,并没有哪个交-易所能限制这一点。同样的,我的资产可以在这些平台之间转移。所以,寄希望于通过拉升用户的转换成本来建立护城河,在交-易所这个行当行不通。


三、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护城河就是随着用户人数的增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也在提高。比如说,腾讯的社交产品微信,由于你的同事、亲人、朋友、合作伙伴等等都在用微信相互协作和沟通。这个即便再出现一个比微信更好用的产品,但你的这些社会关系不去用,你依然不会选择它。那么,我们问一句话,随着用户数的提升,交-易所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有得到提高吗?似乎有那么一点,但是不强。你不会因为你的同事、朋友都用币安,而离不开币安。但是,可能会因为他们都在用币安,在同等条件下,更信赖币安。所以,寄希望于通过创造网络效应来建立护城河,也不是一个好的方向。


四、成本优势

这种护城河常见于生产标准化产品的行业,其产品的可替代性较强。成本优势护城河主要来自四个方面,先进的流程优势、优越的地理位置、与众不同的资源和规模效应。交-易所这个领域,主要的成本支出包括人工成本、办公设备成本、服务器成本、宣发成本、风控成本等。而这些成本支出当中,很难有特殊方法可以建立起巨大的优势。并且,比起利润,这些成本所占的比例本身比较小,不具有大幅压缩的空间。


五、规模优势

放到交-易所这个行业,规模优势带来的最大好处在于,提升了交易深度。这对于大户交-易者来说,具有较大的吸引力。同时,对于吸引优质项目,也会有一定的优势。当然,本质上来说,不断积累起更大的用户规模,是交-易所一切运营策略的最终目标,而不是手段。


总结:这样一分析之后,我们大概能看出一些门道了,即交易所,尤其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你会发现,其实就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就这两件事,你再一仔细想,其实贴合了金融的两个本质:特许经营和交易。并且,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之前,围绕打造“赚钱效应”展开运营策略,将是交易所们的唯一竞争点。稍有懈怠,就将掉队。这不是耸人听闻,前有张健的Fcoin旱地拔葱、后有抹茶的异军突起。这些都是深谙“赚钱效应”之道的玩家,虽然最后没有保持住优势,但是并不妨碍我们作为依据来佐证。

保持“赚钱效应”可以是护城河吗?显然这不能说是护城河,而是保持优势的持续性动作。因此,客观而言,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的情况下,币安、火币等目前的一线交-易所,并没有特别有说服力的护城河,后进者依然有机会进来喝汤吃肉。

比如ZT这样的后进交-易所,本身已经上线一年多,注册用户突破150万。在系统安全、交易体验、以及24小时客服响应上已经打磨的比较完善了,后期全力发力打造平台“赚钱效应”,持续为用户推出优质项目,将更快得到发展。之前跟ZT的联合创始人沟通,也透露出了后续相关的计划,值得期待。

最后,我们还可以畅想一下如果作为交-易所的新玩家,应该怎么突破?在心里默念一万遍“赚钱效应”,可能会有答案。我给一个答案:项目。一个项目救活一个所,十个项目带火一个所。所以,竞争到后面,对于优质项目的挖掘、孵化、把控,才是核心。这一点上,资源和创始人格局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本文来源:话夏看市 查看全部
1565664747497279.jpg


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如果问你,目前加密资产领域,市场最大的需求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交易”。这不接受任何反驳。既然交-易是最大的需求,是刚需,也是所有市场活力的起点和终点。

那么,“交易所”在这个领域,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但凡有点野心的,不参与下交-易所这档子事儿,就不好意思出来摆谱。

同样的,在2017年,2018年,都出现了一夜之间冒出无数家交易所的情况,千所大战,盛况空间。每隔一段时间,市场的从业者都会突然反省:原来交-易所还是最赚钱的行当,做交-易所也不是不能成,然后开“干”。

行情,尤其熊市的行情,是验金石,可以检测出人心人性,也能检测出团队的格局和战斗力。同样的,在牛市的时候,说的再好都没用,都赚钱都有钱的时候,谁都不屑于当个坏人;只有在熊市的时候,你看他骂不骂娘才能去评价一个人和团队的秉性。

之前,我约了几个行业里的好朋友头脑风暴,其中一位朋友的话,我记忆深刻,他认为做交易所,任何时候都是一件正确的事情。这位朋友现在沉迷于瑜伽,佛家,这计划可谓是顿悟之后的肺腑之言。那么,沿着这个话,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交-易所这么重要:那交易所这个事,能不能建立护城河呢?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于,有的领域,你发现其实是很难建立护城河的,这跟行业本身的特性有巨大的关系,不是努不努力的问题。那这样的领域,做起来就会很累,很没安全感,即便你有幸把头部的竞争对手干掉了,你也会时刻提防着自己哪天突然被别的对手干掉。

为了更好的分析这个问题,我把事物再聚焦一点,变成:币安、火币,有没有护城河?我申明一下:这两家企业,都是我个人很认可的企业,将其作为分析对象,纯粹是因为他们跻身一线,作为分析对象会更具象,更好理解。

分析一个企业的护城河,我采用了世界顶级评级机构晨星公司的一个框架来展开。在这个框架里,晨星把无形资产、转换成本、网络效应、成本优势、规模效应作为护城河的五个表现,可以作为我们理解商业护城河的重要参考。

下面,我就将根据这五个表现,来系统的分析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是如何运行的。


一、无形资产

无形资产的护城河表现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政府授权、专利技术、品牌。这三个主要的点,在外在表现上虽然大不相同,但在最终呈现的效果上,都体现为:让自身在市场上拥有与众不同的地位。

1、政府授权。简单来说,最普遍的体现就是“牌照”,或者特许经营。比如能源、银行、电信等行业很常见。那么,在加密资产交-易所这块,我们看到币安和火币都不约而同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从目前可查证的信息来看,币安获得了泽西、新加坡、乌干达 (美国)牌照;火币拿到了美(地区)、日、韩三国牌照。而后进者里,ZT在牌照布局上走的也很快,目前已经取得欧盟成员国爱沙尼亚以及马来西亚牌照。当然,ZG这块最重要的牌照,至今没有推出,也就没人拿到,但可以想见的是,这将是大玩家必将争取的最重要的一块牌照。

在加密资产交-易所领域,虽然去中心化交-易所炒的火热,但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随着各国监管的加码,牌照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竞争性优势。

2、品牌。上周末,有一位做交-易所的朋友找我聊天,咨询我在运营和市场方面的一些建议。实话说,我没有做过交-易所,在实际的运营方面可能给不了很落地可执行的建议。但是我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认为用户对于交-易所,最看重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体验流畅、24小时客服响应、安全。

很显然,这并不符合我作为一个加密资产投资者的诉求。我的答案:赚钱效应。这个问题跟品牌怎么联系起来呢?品牌,是我们要给用户传达的一个灵魂,说人话,就是你得给自己贴一个具有竞争优势的“标签”。

你区别于竞争对手的亮点。而这个标签肯定不是随便贴的,一定是和这个行业的本质密切相关,才能最终达成建立竞争优势的目的。比如,加密资产交-易所,你不能像奢侈品一样,给自己贴一个“纯手工打造”的高级标签,你也不能像潮牌一样给自己贴一个“时尚前卫”的标签。

加密资产交易所,对于注册用户来说,本质是交易获利,那么“赚钱效应”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诸如安全、体验等体感方面的东西。那怎么体现出“赚钱效应”呢?

我们来看看币安和火币的做法。首先,是自家的平台币,以今年为例,BNB从4.12美金,涨到了最高点的39.59美金,涨幅860%;HT则从1美金,涨到了5美金,涨幅400%。其次,是通过新增加密资产,创造出不间断的赚钱套利机会。最明显的方式就是不断推出IE0。

在币安打响IE0第一枪之后,一时间,不管大所小所,一窝蜂全部扎堆搞了IE0,短暂的盛况差点以为IC0又活了。然而,也正如之前的判断,IE0最后只会是头部交-易所玩家的游戏,正如现在一样,投资者在踩过几次坑之后,最后也只对大所的IEO还有参与的动力。

IE0本身背后体现的是交-易所对于优质项目的吸引力、孵化能力、把控能力、资金实力、资源整合能力。换句话说,最终IE0“这盘菜”端到用户面前的时候,好不好吃,就是能不能让更多的用户赚到钱,或者说看到可以赚到钱的机会。

1565664747758563.jpg


所以,你看到很多小所的IE0,上来就是高点,然后一蹶不振,或者就是没流通盘,玩单机自己拉着玩,真实的二级市场用户根本没有赚钱的可能性。

对比起来,币安、火币的IE0从最开始的拼手速+运气,规则都变成了申购之后抽签决定;此外,上线之后,除了几倍的绝对打新涨幅之外,在回调一段时间后,都会有二次拉升的表现。

于此同时,在时不时的时候,还会出现类似股市里次新股板块的板块集体拉升行情。而这些,最终体现出来,给用户的潜台词就是:来我这里玩吧,我这里你有机会赚到钱。久而久之,“具有赚钱效应”这个品牌就深入人心了。

我们举个最极端的例子来说明“赚钱效应”的重要性——抹茶我们都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抹茶这个交易所像一个网红一样,不断刷新自己在行业内的知名度。从势头上来说,俨然已经跻身二线,冲击一线交-易所的架势。抹茶这半年的大跃升,我们可以简单概括为几个大步骤:抢跑优质币、上线模式币、拉升平台币。

抢跑优质币的鼻祖应该是币系,只是后面没坚持下去。在抢跑优质币这件事上,抹茶发扬光大了,从最开始TT、IRIS、NEW、FET,到后面的波卡期货。而且,最后人们发现,在上面不仅可以早早买到一些不错的币,甚至最后发现有些币的最高价就是在抢跑阶段抹茶上出现的。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上线模式币,最知名的,大概就是VDS了,而后上的FDS、HDS等已经算是锦上添花。模式币,赤裸裸的就透露出金钱的味道,而且,的确,早期从抹茶上参与模式币的人,也都赚到钱了。以致于后面给人一个潜在的印象:抹茶上的,是不是都带模式,能赚钱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拉升平台币MX。这个拉升并不是说是抹茶自己拉的,别误会。但是,抹茶从低点起来,涨了100倍+,这不管是哪股“神秘力量”所为,最终都给用户一个声音,买抹茶能赚钱,抹茶哪里买?当然只能去抹茶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这几个组合拳打完之后,“上抹茶”变成了项目方的一个利好了。所以,你会发现,不管是准一线,还是说成功突围正在进军一线的交-易所玩家,几乎不约而同将自己的品牌标签往“赚钱效应”上靠。

3、专利技术。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不能说没有技术,但是一定不是技术驱动的。所以,专利技术不是竞争的要点。


二、转换成本

转换成本,就是我们更换一种产品或服务时所付出的成本。这种成本不仅仅体现在金钱上,还可能是时间、精力、劳动量的成本。比如说银行,是典型的具有转换成本护城河的行业。我们的工资卡如果绑定一种银行的话,基本上所有的业务,支付宝、微信、淘宝、券商的业务也都绑定在这一个银行卡上。即使其他的银行给出更优惠的条件,我们基本上也不会选择更换成另一家银行的服务,因为我们需要为此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比如高铁,当你采用一套高铁技术标准之后,你可能很多的保养维护配套设施、建造方案、电子和动力控制系统等都要配套。这个时候,你要换一套技术标准成本非常高。那交-易所存在这样的转换成本吗?答案是:几乎没有。我可以在币安开账户,也可以在火币开账户,我可以在任何一个交-易所开账户,并没有哪个交-易所能限制这一点。同样的,我的资产可以在这些平台之间转移。所以,寄希望于通过拉升用户的转换成本来建立护城河,在交-易所这个行当行不通。


三、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护城河就是随着用户人数的增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也在提高。比如说,腾讯的社交产品微信,由于你的同事、亲人、朋友、合作伙伴等等都在用微信相互协作和沟通。这个即便再出现一个比微信更好用的产品,但你的这些社会关系不去用,你依然不会选择它。那么,我们问一句话,随着用户数的提升,交-易所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有得到提高吗?似乎有那么一点,但是不强。你不会因为你的同事、朋友都用币安,而离不开币安。但是,可能会因为他们都在用币安,在同等条件下,更信赖币安。所以,寄希望于通过创造网络效应来建立护城河,也不是一个好的方向。


四、成本优势

这种护城河常见于生产标准化产品的行业,其产品的可替代性较强。成本优势护城河主要来自四个方面,先进的流程优势、优越的地理位置、与众不同的资源和规模效应。交-易所这个领域,主要的成本支出包括人工成本、办公设备成本、服务器成本、宣发成本、风控成本等。而这些成本支出当中,很难有特殊方法可以建立起巨大的优势。并且,比起利润,这些成本所占的比例本身比较小,不具有大幅压缩的空间。


五、规模优势

放到交-易所这个行业,规模优势带来的最大好处在于,提升了交易深度。这对于大户交-易者来说,具有较大的吸引力。同时,对于吸引优质项目,也会有一定的优势。当然,本质上来说,不断积累起更大的用户规模,是交-易所一切运营策略的最终目标,而不是手段。


总结:这样一分析之后,我们大概能看出一些门道了,即交易所,尤其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你会发现,其实就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就这两件事,你再一仔细想,其实贴合了金融的两个本质:特许经营和交易。并且,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之前,围绕打造“赚钱效应”展开运营策略,将是交易所们的唯一竞争点。稍有懈怠,就将掉队。这不是耸人听闻,前有张健的Fcoin旱地拔葱、后有抹茶的异军突起。这些都是深谙“赚钱效应”之道的玩家,虽然最后没有保持住优势,但是并不妨碍我们作为依据来佐证。

保持“赚钱效应”可以是护城河吗?显然这不能说是护城河,而是保持优势的持续性动作。因此,客观而言,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的情况下,币安、火币等目前的一线交-易所,并没有特别有说服力的护城河,后进者依然有机会进来喝汤吃肉。

比如ZT这样的后进交-易所,本身已经上线一年多,注册用户突破150万。在系统安全、交易体验、以及24小时客服响应上已经打磨的比较完善了,后期全力发力打造平台“赚钱效应”,持续为用户推出优质项目,将更快得到发展。之前跟ZT的联合创始人沟通,也透露出了后续相关的计划,值得期待。

最后,我们还可以畅想一下如果作为交-易所的新玩家,应该怎么突破?在心里默念一万遍“赚钱效应”,可能会有答案。我给一个答案:项目。一个项目救活一个所,十个项目带火一个所。所以,竞争到后面,对于优质项目的挖掘、孵化、把控,才是核心。这一点上,资源和创始人格局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本文来源:话夏看市

加密衍生品交易所Blade获Coinbase等机构430万美元投资,杠杆最高达150倍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6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8月13日消息,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所Blade宣布完成43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投资者包括Coinbase、SV Angel、A.Capital、Slow Ventures、Justin Kan和Adam D'Angelo,据悉,这家交易所计划在三周后正式上线。

在成立公司之前,Blade首席执行官Jeff Byun和他的联合创始人Henry Lee创建了Orderahead平台,该平台最终于2017年被Square部分收购。

据8月12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Blade的目标是提供基于加密货币的永续掉期合约交易,其还提供了三项新的改进。

首先,永续合约将使用标准的简单合约来拟定,第二,永续合约将使用USDT稳定币进行结算及作为保证金。第三,对于加密货币交易对,交易的杠杆率最高可达到150倍。

与常规期货合约不同,永续合约并不存在到期日的概念。如报告中所示,Blade预计会上线7个不同的交易对(涉及BTC、门罗币、狗狗币、Zcash、瑞波、币安币和USDT)。

据悉,由于美国政府机构对加密货币的监管更为严格,美国投资者将无法合法参与Blade交易所的交易。Blade本身是一家拥有美国子公司的离岸实体,其主要面向市场是东亚地区。

    “这是一个分支市场,” Byun告诉TechCrunch,“要么你成为像Coinbase、Gemini或Bitrex这样的交易所,它们迎合高度管制的美国市场,要么是成为监管较少的非美国市场的交易所,但这正是交易量最大的地方。”


虽然该平台距离正式上线还有三周的时间,但其创始人还是表达出了其野心,Byun评论称:

    “从长远来看,我们希望成为加密货币世界的CME,Coinbase和币安正在构建加密货币世界的基础结构,而我认为我们亦是如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衍生品是风险转移的核心,我们希望在加密货币市场中构建风险转移的基础层。”



原文:https://techcrunch.com/2019/08/12/blade-raises-4-3m-from-coinbase-sv-angel-to-reshape-cryptocurrency-derivatives-trading/
作者:Lucas Matney
编译:隔夜的粥 查看全部
201908130124266256.jpg

 8月13日消息,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所Blade宣布完成43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投资者包括Coinbase、SV Angel、A.Capital、Slow Ventures、Justin Kan和Adam D'Angelo,据悉,这家交易所计划在三周后正式上线。

在成立公司之前,Blade首席执行官Jeff Byun和他的联合创始人Henry Lee创建了Orderahead平台,该平台最终于2017年被Square部分收购。

据8月12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Blade的目标是提供基于加密货币的永续掉期合约交易,其还提供了三项新的改进。

首先,永续合约将使用标准的简单合约来拟定,第二,永续合约将使用USDT稳定币进行结算及作为保证金。第三,对于加密货币交易对,交易的杠杆率最高可达到150倍。

与常规期货合约不同,永续合约并不存在到期日的概念。如报告中所示,Blade预计会上线7个不同的交易对(涉及BTC、门罗币、狗狗币、Zcash、瑞波、币安币和USDT)。

据悉,由于美国政府机构对加密货币的监管更为严格,美国投资者将无法合法参与Blade交易所的交易。Blade本身是一家拥有美国子公司的离岸实体,其主要面向市场是东亚地区。


    “这是一个分支市场,” Byun告诉TechCrunch,“要么你成为像Coinbase、Gemini或Bitrex这样的交易所,它们迎合高度管制的美国市场,要么是成为监管较少的非美国市场的交易所,但这正是交易量最大的地方。”



虽然该平台距离正式上线还有三周的时间,但其创始人还是表达出了其野心,Byun评论称:


    “从长远来看,我们希望成为加密货币世界的CME,Coinbase和币安正在构建加密货币世界的基础结构,而我认为我们亦是如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衍生品是风险转移的核心,我们希望在加密货币市场中构建风险转移的基础层。”




原文:https://techcrunch.com/2019/08/12/blade-raises-4-3m-from-coinbase-sv-angel-to-reshape-cryptocurrency-derivatives-trading/
作者:Lucas Matney
编译:隔夜的粥

被枪杀、被边控、被全球流放,交易所创始人是币圈最危险职业吗?

特写31qu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8 11:47 • 来自相关话题

一周前,波兰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market 的共同所有人(co-owner)Tobias Niemiro 头部中枪,死在了自己的故乡;

7 月中旬,因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调查,一向高调的 BitMEX CEO Arthur Hayes 神秘消失;

今年年初,加拿大交易所 QuadrigaCX 创始人 Gerald Cotten 在印度因意外去世,但关于他诈死的猜测愈演愈烈。

被枪杀、被监管、被边控、被反复调查、被全球流放……虽然交易所站在加密货币食物链顶端,交易所创始人无需加冕自带王冠,但在鲜花掌声外,交易所创始人,可以说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世界最危险的职业。

 
缘分天注定
 

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历史,从 2006 年开始书写。

这一年,P2P 传输网络“电驴”创始人 Jed Mc Caleb 一时兴起创办了 Mt.Gox。

一开始,Mt.Gox 只是一个游戏网站,后来 Jed 偶然在一篇文章中看到比特币,为了方便现实中进行比特币交易,干脆让 Mt.Gox 转型成为比特币交易所。

这是比特币交易所萌芽阶段,一个月后,Mt.Gox 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占据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 70%,并在很长时间内,一枝独秀。

2011 年 3 月,Jed 将 Mt.Gox 转给了 Mark Karpeles。由于 Mark 居住在法国,而且身材微胖,因此被比特币爱好者们称为“法胖”。

比特币渐渐走出极客的世界。2013 年,创立了团购网站“万团网”,进军餐饮 O2O 均告失败的徐明星经过仔细研究后,深信比特币前景辽阔,于是融资 500 万创立了比特币交易平台 OKCoin 币行网,再次创业。

像徐明星一样三次“流浪”的还有李林。从甲骨文离职的李林,先后做了社交网站“友谊网”、团购网站“人人折”,2013 年购买了域名“huobiwang”,创立了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

缘分在此时就已经注定,几乎同时成立的火币网和 OKCoin 见证了中国加密货币发展历史,既是彼此最想除去的死对头,又是监管下抱团取暖的伙伴。

2013 年,国外有年轻人同样注意到了加密货币交易所这块蓝海。

在温哥华,一群年轻的比特币爱好者时常聚会,热烈地讨论着比特币等问题。Gerald Cotton 也是其中一员。

“加拿大公民购买比特币的渠道并不多,只能采用电汇的方式,将钱转到日本的 Mt.Gox,然后再进行交易。”在一次采访中,年仅 26 岁的 Gerald 这样回忆 2013 年夏天。

瞄准了这一空白市场,2013 年圣诞节,Gerald 和另一个合伙人共同创办了 QuadrigaCX 交易所。

离温哥华 4800 公里远的纽约,曾经的衍生品交易员 Arthur Hayes 正在研读比特币白皮书。

彼时,他刚被花旗银行炒鱿鱼,在 Zero Hedge 上听闻比特币价格冲到了 250 美元,“比特币真酷”,他这样感叹,并开始探索进行比特币交易。

与李林和徐明星不同的是,Arthur 有着对金融产品的认知和丰富的交易经验,他敏锐地察觉到期货的流通量远超股票市场。

于是 2014 年 1 月份他说服了另外两个合伙人一起创建了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 BitMEX,10 个月之后正式上线官网。

即使是现在,在谈起当年创办 BitMEX 的那段经历,Arthur Hayes 仍觉得自己“万分幸运”。

同样是在 2013 年,从加拿大顶级学府麦吉尔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后,赵长鹏在全世界频繁跳槽。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一个扑克牌友那里听说了比特币,也产生了兴趣,他加入了 OKCoin,和徐明星、何一并称为“三剑客”。

 
甜蜜的红利
 

交易所创办起来后,随着比特币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入场的玩家也越来越多。

2013 年 5 月中旬,被法胖接盘的 Mt.Gox 依然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其每天处理的交易量最高占全球比特币交易总量的 80%,法胖也因此被很多人称为“比特币大亨”。

但这个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突然轰然倒塌。

2013 年 11 月,有用户发现在 Mt.Gox 上提取比特币要等上好几个月。2014 年 2 月,有媒体爆料 Mt.Gox 被盗,丢失了 85 万个比特币。

有媒体调查后发现,从 2013 年开始,有一个网名叫“Willy”的人,每隔 5-10 分钟就建立一个新账号来购买比特币,每次买 10-20 个。前后大概买了 20 万枚比特币。

圈内怀疑“Willy”就是法胖,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法胖监守自盗,但并没有确切证据。





▲ 当年“Willy”的交易截图


受 Mt.Gox 被盗事件影响,市场上的交易所遭遇巨大信任危机,比特币也一度元气大伤,从当时的 600 美元跳水到 400 美元。

虽然 Mt.Gox 后来在一个钱包中找到近 20 万枚比特币,但法院及 Mt.Gox 至今未能确认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将这笔资金归还给受害者。

然而在当时的市场上,与法胖的“水深火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交易所创始人靠着市场上的巨大空白、监管的宽松和竞争对手的缺乏而吃下了不少“甜蜜的红利”。

为了吸引更多用户到火币上来进行交易,李林在 2013 年 9 月 20 日免除了比特币交易手续费(后于 2017 年恢复)。到 2013 年年底,火币网平台累计交易量达到 300 亿人民币,成为全国最大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

而徐明星也不甘示弱。他别出心裁的选择莱特币作为突破口,在 2013 年 11 月份推出莱特币交易对,免除莱特币交易手续费,以币价低、获利高为噱头大力进行宣传。

正是在徐明星的策略下,2013 年 12 月,OKCoin 宣布莱特币交易额达到 850 万个,日处理资金量达到 30 亿元。这是当时全球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最高纪录。

5 个月后,徐明星宣布 OKCoin 超越火币网,成为世界比特币交易成交量第一的交易所。

此后的三年中,徐明星和李林一直在暗中较劲。而两人争斗白热化,是在 2014 年 10 月 31 日,火币网和 OKCoin 在同一天宣布上 20 倍杠杆。

同一时间,北美地区的 Gerald 和 Arthur 也在大跨步的前进。

温哥华也掀起了一股比特币热潮,在 Gerald 带领下的 QuadrigaCX 也吃到了第一批用户红利。

仅仅在 2015 年,QuadrigaCX 处理的比特币交易量大约就占据了整个加拿大的 60%~90%,QuadrigaCX 成为加拿大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Arthur 的比特币期货生意也越来越好。到 2019 年,BitMEX 处理了全球 90% 以上的比特币期货交易,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

但急速崛起背后,风险悄然而至。

 
敌意与质疑
 

2017 年,“九四”到来,加密货币市场再次出现大地震。

“九四”政策叫停了所有 ICO 项目,也迫使 OKCoin、火币网等停止新用户注册和充值,以这两个为首的国内交易所纷纷转移主体至海外。

据知情人士称,“九四”那段时间,李林的精神和身体状况很不好,甚至一度被传患上抑郁症。他还打算卖掉火币网,但由于种种原因,这笔交易没有达成。

但全民炒币的热情,已经被点燃。到了 2017 年年底,比特币价格达到史上最高的 2 万美元。即使几个月前才经历过“九四”的洗礼,创始人们在当时也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迅速转移海外的币安,没有因为“九四”受到太大的影响,并且成功“接收”国内的用户,通过高调的波场营销活动、创新的平台币模式,币安迅速崛起,在 7 个月内超越火币网和 OKCoin ,成为当时全球第一大交易所。

币安奇袭,火币网和 OKCoin 反攻。

2017 年 12 月,OKCoin 的运营方 OKEx 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的融资;2018 年 1 月起,OKCoin 在一个月内上线超过 20 个 ICO 项目。

而在 2018 年 1 月12 日至 17 日,火币网更是在 5 天内上线 7 个 ICO 项目;同时火币网员工数量迅速扩展到 1300 人,业务布局也在极力扩张。

两个不甘示弱、彼此竞争的对手,在不断膨胀的同时,还没意识到真正的危机降临得如此之快。

在比特币价格到达顶峰后,随后的一年时间里便一路下降,形成了 2018 年一整年的熊市行情。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有多名 OKEx 的用户爆料自己频繁被曝仓。大批维权者聚集在 OKCoin 北京总部大楼,要徐明星给个说法,甚至有激进的用户要当场喝敌敌畏自杀。





▲ 维权者拉起横幅向徐明星索赔


2018 年 3 月,一篇名为《敌敌畏洒向徐明星》的文章指出,运营 OKCoin 的主体 OKEx 平台存在数据造假、操纵交易的嫌疑。而同时任职 OKCoin 和 OKEx 的徐明星既是“赌场”的主人,又是出“老千”的人。

坏消息接踵而来。OKEx 的 CEO 李书沸在 5 月离徐明星而去,归顺李林的火币网,投入了“敌方战壕”;加上赵长鹏、何一的出走,币安的崛起,徐明星被质疑“刚愎自负”、“留不住人才”。

李林那边的生活也不好过。火币网内部技术人才不断流失、新员工的不断加入导致公司人员流动率极大,进而造成部门效率低下、内部腐败频发。

原本 3 月份还向记者表示要“投奔新生活”的李林,这时不得不开始在公司内部大规模裁员。这也导致许多被裁员工对李林颇具微词。

而此时的赵长鹏,虽然日子比李林和徐明星要好过很多,却为了逃避监管,只能带着币安在全球“流浪”。

2018 年 3 月,日本金融厅以币安没有在日本注册为由向其发出警告。为了避免与日本法规发生冲突,赵长鹏不得不带着币安“搬家”去马耳他。从那以后,赵长鹏和他的币安在欧洲、非洲、东南亚频繁出现。

这场熊市,让加密货币市场元气大伤,交易所创始人首当其冲。

 
意外的结局
 

今年,加密货币市场从熊市泥沼中挣脱,比特币等主流币价格开始复苏。但熬过了熊市的创始人们,要直面的挑战,是监管。

不是“九四”时期的“一刀切”,而是更审慎、细致、渗透到业务血管中的监管。

著名经济学家“末日博士” Nouriel Roubin 一直对 BitMEX 和 Arthur 持强烈批判态度。今年 7 月 2 日的亚洲区块链峰会上,Nouriel 在和 Arthur 展开的一场“Tangle in Taipei”辩论中表示,Arthur 创立的 BitMEX 并没有满足 KYC 和 AML 监管要求。

7 月 17 日,Nouriel 又发推称 BitMEX 参与了一系列非法活动,包括洗钱、内部交易等。两天后,CFTC 展开对 BitMEX 的调查。

而两周后消失在了大众视野中的 Arthur,8 月 1 日突然在推特上出现,表示自己现在在一艘游艇上做交易,背景是一片热带丛林,还说 9 月再与大家见面。





▲ Arthur 推文截图


在国内,交易所创始人被监管的表现是“被边控”。比如,面对孙宇晨共赴巴菲特午餐的邀约,李林婉言谢绝了。外界猜测李林至今仍被限制出境。

但他们都不是最煎熬的。

Gerald 和他的 QuadrigaCX 没能等到这次加密货币复苏。2019 年 1 月 15 日,QuadrigaCX 官方宣布 Gerald 一个多月前因意外去世,同时平台欠债权人超 10 亿人民币无法归还给用户,因为它们被创始人放在冷钱包里无法取出。

消息一出,大量用户在 Twitter 等社交平台上大肆讨伐 QuadrigaCX 和 Gerald 。有人质疑医院并未公布 Gerald 的死亡细节;还有人怀疑 Gerald 是用假死掩盖卷款潜逃。

2019 年 6 月 20 日,安永会计事务所在调查中发现,Gerald 曾盗用用户资金进行保证金交易,还把大量客户资金转入自己的账户中。这让人们对于 Gerald 监守自盗越发深信不疑。

而在众多交易所创始人里,波兰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market 共同所有人 Tobias 落得了最为凄惨的结局。

7 月 25 日,正值壮年的他被发现头部中枪,死在了家乡的森林里。警方初步判断是自杀,不排除他杀的可能。

但 Tobias 在去世前几个小时给一个商人发送了一份长篇电子邮件,里面的内容提到他“发现自己身处阴暗的商人环境中”,还列出了一些人名。外界认为, Tobias 很可能死于商业谋杀。

相比之下,置于暴风眼中法胖如今却颇为平静。

2019 年 3 月 15 日,日本检方正式宣布法胖因篡改财务记录罪被判刑 2 年零 6 个月,缓刑 4 年。

2019 年 6 月 5 日,日本《每日新闻报》文章表示,法胖透露他将在日本注册一家新的区块链技术公司 Tristan Technologies Co.,并担任该公司的首席技术官。

快节奏的周期、不确定的监管、依然草莽的行业环境、巨大财富带来的人性挑战和外部威胁,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创始人们要时刻面对的挑战。

除此之外,他们在享受一个快速崛起和信息不对称的行业的所有红利。

一组数据可以证明:

OKCoin 在 2018 年全年营收 4.2 亿美元;币安 2019 年第二季度净利润超过 1 亿美元;火币网第二季度营收为 2.7 亿美元……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加密货币的时代机遇,可能是一生命运的转折点,也可能是暗中标好价格的礼物。


文 / 31QU 小壳 查看全部
20190807190503uokY.jpeg


一周前,波兰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market 的共同所有人(co-owner)Tobias Niemiro 头部中枪,死在了自己的故乡;

7 月中旬,因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调查,一向高调的 BitMEX CEO Arthur Hayes 神秘消失;

今年年初,加拿大交易所 QuadrigaCX 创始人 Gerald Cotten 在印度因意外去世,但关于他诈死的猜测愈演愈烈。

被枪杀、被监管、被边控、被反复调查、被全球流放……虽然交易所站在加密货币食物链顶端,交易所创始人无需加冕自带王冠,但在鲜花掌声外,交易所创始人,可以说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世界最危险的职业。

 
缘分天注定
 

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历史,从 2006 年开始书写。

这一年,P2P 传输网络“电驴”创始人 Jed Mc Caleb 一时兴起创办了 Mt.Gox。

一开始,Mt.Gox 只是一个游戏网站,后来 Jed 偶然在一篇文章中看到比特币,为了方便现实中进行比特币交易,干脆让 Mt.Gox 转型成为比特币交易所。

这是比特币交易所萌芽阶段,一个月后,Mt.Gox 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占据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 70%,并在很长时间内,一枝独秀。

2011 年 3 月,Jed 将 Mt.Gox 转给了 Mark Karpeles。由于 Mark 居住在法国,而且身材微胖,因此被比特币爱好者们称为“法胖”。

比特币渐渐走出极客的世界。2013 年,创立了团购网站“万团网”,进军餐饮 O2O 均告失败的徐明星经过仔细研究后,深信比特币前景辽阔,于是融资 500 万创立了比特币交易平台 OKCoin 币行网,再次创业。

像徐明星一样三次“流浪”的还有李林。从甲骨文离职的李林,先后做了社交网站“友谊网”、团购网站“人人折”,2013 年购买了域名“huobiwang”,创立了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

缘分在此时就已经注定,几乎同时成立的火币网和 OKCoin 见证了中国加密货币发展历史,既是彼此最想除去的死对头,又是监管下抱团取暖的伙伴。

2013 年,国外有年轻人同样注意到了加密货币交易所这块蓝海。

在温哥华,一群年轻的比特币爱好者时常聚会,热烈地讨论着比特币等问题。Gerald Cotton 也是其中一员。

“加拿大公民购买比特币的渠道并不多,只能采用电汇的方式,将钱转到日本的 Mt.Gox,然后再进行交易。”在一次采访中,年仅 26 岁的 Gerald 这样回忆 2013 年夏天。

瞄准了这一空白市场,2013 年圣诞节,Gerald 和另一个合伙人共同创办了 QuadrigaCX 交易所。

离温哥华 4800 公里远的纽约,曾经的衍生品交易员 Arthur Hayes 正在研读比特币白皮书。

彼时,他刚被花旗银行炒鱿鱼,在 Zero Hedge 上听闻比特币价格冲到了 250 美元,“比特币真酷”,他这样感叹,并开始探索进行比特币交易。

与李林和徐明星不同的是,Arthur 有着对金融产品的认知和丰富的交易经验,他敏锐地察觉到期货的流通量远超股票市场。

于是 2014 年 1 月份他说服了另外两个合伙人一起创建了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 BitMEX,10 个月之后正式上线官网。

即使是现在,在谈起当年创办 BitMEX 的那段经历,Arthur Hayes 仍觉得自己“万分幸运”。

同样是在 2013 年,从加拿大顶级学府麦吉尔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后,赵长鹏在全世界频繁跳槽。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一个扑克牌友那里听说了比特币,也产生了兴趣,他加入了 OKCoin,和徐明星、何一并称为“三剑客”。

 
甜蜜的红利
 

交易所创办起来后,随着比特币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入场的玩家也越来越多。

2013 年 5 月中旬,被法胖接盘的 Mt.Gox 依然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其每天处理的交易量最高占全球比特币交易总量的 80%,法胖也因此被很多人称为“比特币大亨”。

但这个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突然轰然倒塌。

2013 年 11 月,有用户发现在 Mt.Gox 上提取比特币要等上好几个月。2014 年 2 月,有媒体爆料 Mt.Gox 被盗,丢失了 85 万个比特币。

有媒体调查后发现,从 2013 年开始,有一个网名叫“Willy”的人,每隔 5-10 分钟就建立一个新账号来购买比特币,每次买 10-20 个。前后大概买了 20 万枚比特币。

圈内怀疑“Willy”就是法胖,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法胖监守自盗,但并没有确切证据。

20190807190503hHd9.jpeg

▲ 当年“Willy”的交易截图


受 Mt.Gox 被盗事件影响,市场上的交易所遭遇巨大信任危机,比特币也一度元气大伤,从当时的 600 美元跳水到 400 美元。

虽然 Mt.Gox 后来在一个钱包中找到近 20 万枚比特币,但法院及 Mt.Gox 至今未能确认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将这笔资金归还给受害者。

然而在当时的市场上,与法胖的“水深火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交易所创始人靠着市场上的巨大空白、监管的宽松和竞争对手的缺乏而吃下了不少“甜蜜的红利”。

为了吸引更多用户到火币上来进行交易,李林在 2013 年 9 月 20 日免除了比特币交易手续费(后于 2017 年恢复)。到 2013 年年底,火币网平台累计交易量达到 300 亿人民币,成为全国最大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

而徐明星也不甘示弱。他别出心裁的选择莱特币作为突破口,在 2013 年 11 月份推出莱特币交易对,免除莱特币交易手续费,以币价低、获利高为噱头大力进行宣传。

正是在徐明星的策略下,2013 年 12 月,OKCoin 宣布莱特币交易额达到 850 万个,日处理资金量达到 30 亿元。这是当时全球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最高纪录。

5 个月后,徐明星宣布 OKCoin 超越火币网,成为世界比特币交易成交量第一的交易所。

此后的三年中,徐明星和李林一直在暗中较劲。而两人争斗白热化,是在 2014 年 10 月 31 日,火币网和 OKCoin 在同一天宣布上 20 倍杠杆。

同一时间,北美地区的 Gerald 和 Arthur 也在大跨步的前进。

温哥华也掀起了一股比特币热潮,在 Gerald 带领下的 QuadrigaCX 也吃到了第一批用户红利。

仅仅在 2015 年,QuadrigaCX 处理的比特币交易量大约就占据了整个加拿大的 60%~90%,QuadrigaCX 成为加拿大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Arthur 的比特币期货生意也越来越好。到 2019 年,BitMEX 处理了全球 90% 以上的比特币期货交易,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所。

但急速崛起背后,风险悄然而至。

 
敌意与质疑
 

2017 年,“九四”到来,加密货币市场再次出现大地震。

“九四”政策叫停了所有 ICO 项目,也迫使 OKCoin、火币网等停止新用户注册和充值,以这两个为首的国内交易所纷纷转移主体至海外。

据知情人士称,“九四”那段时间,李林的精神和身体状况很不好,甚至一度被传患上抑郁症。他还打算卖掉火币网,但由于种种原因,这笔交易没有达成。

但全民炒币的热情,已经被点燃。到了 2017 年年底,比特币价格达到史上最高的 2 万美元。即使几个月前才经历过“九四”的洗礼,创始人们在当时也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迅速转移海外的币安,没有因为“九四”受到太大的影响,并且成功“接收”国内的用户,通过高调的波场营销活动、创新的平台币模式,币安迅速崛起,在 7 个月内超越火币网和 OKCoin ,成为当时全球第一大交易所。

币安奇袭,火币网和 OKCoin 反攻。

2017 年 12 月,OKCoin 的运营方 OKEx 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的融资;2018 年 1 月起,OKCoin 在一个月内上线超过 20 个 ICO 项目。

而在 2018 年 1 月12 日至 17 日,火币网更是在 5 天内上线 7 个 ICO 项目;同时火币网员工数量迅速扩展到 1300 人,业务布局也在极力扩张。

两个不甘示弱、彼此竞争的对手,在不断膨胀的同时,还没意识到真正的危机降临得如此之快。

在比特币价格到达顶峰后,随后的一年时间里便一路下降,形成了 2018 年一整年的熊市行情。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有多名 OKEx 的用户爆料自己频繁被曝仓。大批维权者聚集在 OKCoin 北京总部大楼,要徐明星给个说法,甚至有激进的用户要当场喝敌敌畏自杀。

20190807190505WE0K.jpeg

▲ 维权者拉起横幅向徐明星索赔


2018 年 3 月,一篇名为《敌敌畏洒向徐明星》的文章指出,运营 OKCoin 的主体 OKEx 平台存在数据造假、操纵交易的嫌疑。而同时任职 OKCoin 和 OKEx 的徐明星既是“赌场”的主人,又是出“老千”的人。

坏消息接踵而来。OKEx 的 CEO 李书沸在 5 月离徐明星而去,归顺李林的火币网,投入了“敌方战壕”;加上赵长鹏、何一的出走,币安的崛起,徐明星被质疑“刚愎自负”、“留不住人才”。

李林那边的生活也不好过。火币网内部技术人才不断流失、新员工的不断加入导致公司人员流动率极大,进而造成部门效率低下、内部腐败频发。

原本 3 月份还向记者表示要“投奔新生活”的李林,这时不得不开始在公司内部大规模裁员。这也导致许多被裁员工对李林颇具微词。

而此时的赵长鹏,虽然日子比李林和徐明星要好过很多,却为了逃避监管,只能带着币安在全球“流浪”。

2018 年 3 月,日本金融厅以币安没有在日本注册为由向其发出警告。为了避免与日本法规发生冲突,赵长鹏不得不带着币安“搬家”去马耳他。从那以后,赵长鹏和他的币安在欧洲、非洲、东南亚频繁出现。

这场熊市,让加密货币市场元气大伤,交易所创始人首当其冲。

 
意外的结局
 

今年,加密货币市场从熊市泥沼中挣脱,比特币等主流币价格开始复苏。但熬过了熊市的创始人们,要直面的挑战,是监管。

不是“九四”时期的“一刀切”,而是更审慎、细致、渗透到业务血管中的监管。

著名经济学家“末日博士” Nouriel Roubin 一直对 BitMEX 和 Arthur 持强烈批判态度。今年 7 月 2 日的亚洲区块链峰会上,Nouriel 在和 Arthur 展开的一场“Tangle in Taipei”辩论中表示,Arthur 创立的 BitMEX 并没有满足 KYC 和 AML 监管要求。

7 月 17 日,Nouriel 又发推称 BitMEX 参与了一系列非法活动,包括洗钱、内部交易等。两天后,CFTC 展开对 BitMEX 的调查。

而两周后消失在了大众视野中的 Arthur,8 月 1 日突然在推特上出现,表示自己现在在一艘游艇上做交易,背景是一片热带丛林,还说 9 月再与大家见面。

20190807190505H5gN.jpeg

▲ Arthur 推文截图


在国内,交易所创始人被监管的表现是“被边控”。比如,面对孙宇晨共赴巴菲特午餐的邀约,李林婉言谢绝了。外界猜测李林至今仍被限制出境。

但他们都不是最煎熬的。

Gerald 和他的 QuadrigaCX 没能等到这次加密货币复苏。2019 年 1 月 15 日,QuadrigaCX 官方宣布 Gerald 一个多月前因意外去世,同时平台欠债权人超 10 亿人民币无法归还给用户,因为它们被创始人放在冷钱包里无法取出。

消息一出,大量用户在 Twitter 等社交平台上大肆讨伐 QuadrigaCX 和 Gerald 。有人质疑医院并未公布 Gerald 的死亡细节;还有人怀疑 Gerald 是用假死掩盖卷款潜逃。

2019 年 6 月 20 日,安永会计事务所在调查中发现,Gerald 曾盗用用户资金进行保证金交易,还把大量客户资金转入自己的账户中。这让人们对于 Gerald 监守自盗越发深信不疑。

而在众多交易所创始人里,波兰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market 共同所有人 Tobias 落得了最为凄惨的结局。

7 月 25 日,正值壮年的他被发现头部中枪,死在了家乡的森林里。警方初步判断是自杀,不排除他杀的可能。

但 Tobias 在去世前几个小时给一个商人发送了一份长篇电子邮件,里面的内容提到他“发现自己身处阴暗的商人环境中”,还列出了一些人名。外界认为, Tobias 很可能死于商业谋杀。

相比之下,置于暴风眼中法胖如今却颇为平静。

2019 年 3 月 15 日,日本检方正式宣布法胖因篡改财务记录罪被判刑 2 年零 6 个月,缓刑 4 年。

2019 年 6 月 5 日,日本《每日新闻报》文章表示,法胖透露他将在日本注册一家新的区块链技术公司 Tristan Technologies Co.,并担任该公司的首席技术官。

快节奏的周期、不确定的监管、依然草莽的行业环境、巨大财富带来的人性挑战和外部威胁,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创始人们要时刻面对的挑战。

除此之外,他们在享受一个快速崛起和信息不对称的行业的所有红利。

一组数据可以证明:

OKCoin 在 2018 年全年营收 4.2 亿美元;币安 2019 年第二季度净利润超过 1 亿美元;火币网第二季度营收为 2.7 亿美元……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加密货币的时代机遇,可能是一生命运的转折点,也可能是暗中标好价格的礼物。


文 / 31QU 小壳

禁止匿名账户是第一步,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想要直接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

地区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7 11:24 • 来自相关话题

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FSC)下属的金融情报部门(FIU)披露了一项直接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并将其纳入监管体系的计划。目前,FIU通过对银行的行政指导间接控制加密货币交易所。

一位FIU官员8月6日表示,政府将通过引入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建议的“加密货币交易许可制度”,提高加密货币交易的透明度。

FIU管理和规划主管Lee Tae-hoon说:

    “《特定金融交易信息的报告和使用法案》代表了FATF对加密货币发布的国际标准。如果国民议会能通过这一法案的修正案,那么就能有效防止通过加密货币的洗钱活动。”


Lee在国民议会办公室举行的一场公开听证会上发表了上述讲话。

    “如果修正案得到立法者的批准,我们可以通过从目前通过商业银行进行的间接监管转向直接监管,从而提高监管的有效性。”


关于交易所管理方面,加密交易所与法律圈均指出,监管部门要想银行向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实名账户,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要确保所有交易所都有与传统金融公司相同等级的实名认证和反洗钱系统。

继今年6月FATF发布新规,要求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所共享客户信息之后,韩国已经开始行动。上个月,韩国第二大金融集团新韩银行开始采取更严格的措施分析交易所账户和检查交易,旨在彻底废除国内的匿名加密货币交易。

而本次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考虑直接监管交易所更是显示了其监管态度。

尽管韩国早在去年1月就禁止使用匿名银行账户交易加密货币,但这依然无法彻底解决问题。很多小型加密货币交易所通过暗中向投资者提供企业银行账户获利,这类账户也被称为“蜂巢账户”,目前政府尚未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原文:http://www.businesskorea.co.kr/news/articleView.html?idxno=34677
作者:Yoon Young-sil
编译:Wendy 查看全部
201908070317206635.jpg

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FSC)下属的金融情报部门(FIU)披露了一项直接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并将其纳入监管体系的计划。目前,FIU通过对银行的行政指导间接控制加密货币交易所。

一位FIU官员8月6日表示,政府将通过引入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建议的“加密货币交易许可制度”,提高加密货币交易的透明度。

FIU管理和规划主管Lee Tae-hoon说:


    “《特定金融交易信息的报告和使用法案》代表了FATF对加密货币发布的国际标准。如果国民议会能通过这一法案的修正案,那么就能有效防止通过加密货币的洗钱活动。”



Lee在国民议会办公室举行的一场公开听证会上发表了上述讲话。


    “如果修正案得到立法者的批准,我们可以通过从目前通过商业银行进行的间接监管转向直接监管,从而提高监管的有效性。”



关于交易所管理方面,加密交易所与法律圈均指出,监管部门要想银行向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实名账户,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要确保所有交易所都有与传统金融公司相同等级的实名认证和反洗钱系统。

继今年6月FATF发布新规,要求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所共享客户信息之后,韩国已经开始行动。上个月,韩国第二大金融集团新韩银行开始采取更严格的措施分析交易所账户和检查交易,旨在彻底废除国内的匿名加密货币交易。

而本次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考虑直接监管交易所更是显示了其监管态度。

尽管韩国早在去年1月就禁止使用匿名银行账户交易加密货币,但这依然无法彻底解决问题。很多小型加密货币交易所通过暗中向投资者提供企业银行账户获利,这类账户也被称为“蜂巢账户”,目前政府尚未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原文:http://www.businesskorea.co.kr/news/articleView.html?idxno=34677
作者:Yoon Young-sil
编译:Wendy

Bakkt的野心与困境

公司chainbs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5 15:44 • 来自相关话题

    几经波折,由纽交所母公司ICE洲际交易所推出的比特币期货交易所Bakkt终于开始测试并敲定上线时间,预计会在2-3个月内上线。

    作为全球顶级金融机构试水加密货币的尝试,Bakkt承载着ICE对其巨大的期望,即抢占、卡位加密货币交易这一新兴金融市场,乃至涉足加密货币支付等业务打造闭环生态,巩固ICE作为全球顶级交易所与清结算网络的地位。



今年7月底,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Bakkt正式开始测试,再度引起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的高度关注。

Bakkt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在于其主要发起者系纽交所母公司ICE洲际交易所。作为全球第二大受监管交易所和清算所运营网络,ICE 旗下还拥有加拿大期货交易所、巴黎证券交易所、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在内的 14 家证券及期货交易所,以及 5 家结算所,堪称是传统金融交易行业中的巨擘。

同时,Bakkt还在19年初获得1.825亿美元首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包括李嘉诚旗下维港投资、微软(MSFT.US)旗下风投部门M12、波士顿咨询集团、CMT Digital、Eagle Seven以及腾讯南非大股东Naspers等。

如此强悍的背景,使得Bakkt的推出具有了不同凡响的意义,这意味着国际主流金融界在涉足加密货币业务上迈出重要一步,并被认为极有可能吸引更多投资者与资金进入加密货币行业,推动比特币等主流加密货币的价格上涨。

Bibox副总裁向丹认为Bakkt对行业会具有四方面积极影响,分别是极大延伸了加密货币市场的边界;专业投资机构与人员的入场会使整个行业趋于规范和成熟;大规模的资金和专业的人可以让优质的区块链项目效能得到合理的经济价值实现;促进监管措施和策略的进一步完善与落地,让整个行业发展更有秩序。

但在Bakkt真正推出之前,这些推断都只能停留在假设阶段,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因素。事实上,传统金融交易所开拓比特币期货业务并不稀奇,早在17年底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与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就相继推出比特币期货合约业务,它们事实上也都是ICE的竞争对手。

之所以传统金融机构都钟情于比特币期货交易而非现货交易,主要是因为出于合规与市场空间的考虑。现货交易往往会涉及资产被盗、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多重风险,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并且美国监管部门尚未制定完全适用的准入与执行法规,因而主流金融机构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形下不会轻易涉足。

相比之下,现有的比特币期货交易一般不涉及现货,安全性与可控性更高,因而比特币期货交易处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允许的范围内。「而且,期货业务的市场空间是现货的10倍以上,而且不受牛熊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在目前数字货币交易领域期货市场竞争越来越剧烈的原因。」向丹说道。

经过近两年的实践,前述两家交易所的业务有喜有悲。据相关报道,由于交易量过低,CBOE的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已经在今年年初宣布暂停新开设合约,以重新审视如何进入这一领域。但CME平台推出的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数据非常亮眼,成立至今年7月已经交易了超过200万份合约,相当于1000多万个比特币,且交易量涨势仍在持续上涨,今年5月平均每日交易量超过13,600份合约,如此交易量也为CME带来非常可观的收入。





CME与CBOE两家交易所今年以来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量 数据来源:tradeblock


ICE洲际交易所的入局,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CME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表现的刺激与诱惑,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在新兴金融领域严重失位的现象。

但相比前两者只提供现金结算的比特币期货,即交易双方只需要根据各自的价格预测在约定时间内进行期货交易,不必购买BTC实物资产,交易所最终只需在合约到期后,根据实时市场价与此前买方建立头寸的差价,在双方账户上进行现金交割即可,但Bakkt则在期货结算形式上迈出一大步,即比特币合约结算可以支持实物结算。

这意味着Bakkt在合约交割时需要向客户交付真实的比特币,也就是说交易所方面需要提前购买并储存有相当数量的比特币。考虑到目前已有比特币期货交易所的交易量,Bakkt的实物交割机制将为二级市场带去相当可观的购买需求量,继而改善市场供需关系、带动市场行情的上涨。

但实现这个机制并不容易,Bakkt原本早在18年12月就上线,但由于迟迟无法获得CFTC的监管批准,已经推迟了多次上线计划,这主要是由于实物交割机制复杂、合规要求严格。

据了解,以实物进行交割的期货交易一般涉及到三部分,分别是托管、交易、清算,根据美国相关监管要求,拥有 DCO 牌照的企业可以进行托管业务,拥有 DCM 牌照的企业可以进行清算业务,但Bakkt 本身既没有 DCO 牌照也没有 DCM 牌照,虽然18年通过收购拥有 DCO 牌照的数字资产托管公司DACC获取其牌照,但最重要的DCM 牌照仍没有获取。

同时,期货交易平台LedgerX和ErisX都宣布已经获得美国商品和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准入许可,且都以比特币实物交割结算,另一个平台Seed CX则拿到了纽约金融服务部许可牌照BitLicense,其中LedgerX很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首个以实物交割的比特币期货合约平台。Bakkt作为实物结算的比特币期货最初的高调发起人,现在已经完全失去先发优势并面临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

Bakkt 也曾试图像Seed CX 一般,通过向纽约金融服务部申请许可牌照,以成为合法的数字资产托管方。为此Bakkt推出了自己的交割仓库, 但截至目前,它尚未拿到这块牌照。不过从Bakkt表态即将在9月底上线的信息来看,Bakkt 有望在两个月内的时间里解决牌照问题。

另外还值得注意的是,此前CME(芝商所)比特币期货合约每月结算日多数情况下都会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下跌,并被称为比特币期货「交割日效应」。据了解,这主要是由于期货合约价格是以比特币现货价格作为参照的,空头希望以更低的价格交割获得BTC,而多头却希望以更高的价格交割卖出BTC,从而双方的博弈会导致交割当天价格波动剧烈,一旦平衡打破就会出现单边行情。

待Bakkt正式上线后,吸引到更多资金体量庞大的投资者加入结算日博弈,或许会带来更加剧烈的行情波动,但考虑到Bakkt需要投资者使用比特币现货进行实物交割,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投机行为。直至比特币的价值真正被多数投资者认可,而不是像如今其投机属性更加引人注目,这样的现象才会可能得到根本性的缓解。

不过考虑到Bakkt等合规期货交易所可能会存在种种限制,它们对BitMEX、OKex等原生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的影响会比较有限,前者目标客户更多的是主流金融体系投资者,这也是一个更加庞大的新兴市场;后者由于玩法更加丰富、投机属性更加明显,目标客户仍然以加密货币行业既有投资者为主。

同时,Bakkt作为个体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可能也不能过于高估,毕竟此前已有芝加哥多家期货交易所入局,同时还有LedgerX等各具背景的期货交易所参与竞争,Bakkt的象征性意义可能比实质性意义更大,但这一批交易所产生的影响或许会超出多数人的预料。

当然,Bakkt的目标并不止于期货交易,它甚至还试图在现货交易、加密货币支付方面有所行动,打通从交易到支付的闭环。公开资料显示,Bakkt 将会使用微软的云解决方案为数字资产创建一个开放且受监管的全球生态系统,消费者和机构能够无缝购买、销售、存储和使用数字资产,其首批合作伙伴中包含了微软、星巴克、波士顿咨询等知名企业。

目前加密货币支付领域已经有Bitpay、Coinbase等玩家,并主要在一些涉及跨境支付场景的中小型网站推广应用,Bakkt显示是希望借助背后巨头的背书,从主流零售商和线下支付领域突破,提升加密货币以及自身在公众日常生活的使用率,可谓野心勃勃。

假如Bakkt不再次「放鸽子」,如今距离Bakkt正式上线大约还有1-2个月,届时大概率会对加密货币二级市场的短期表现产生积极影响,但真正吸引「Old Money」们大规模进入该市场仍是个未知数。而踏入全新的加密货币市场,ICE洲际交易所过往的成绩与经验能在多大程度得到复制,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胡韬
来源:链捕手 查看全部
2019080511531844284.jpg


    几经波折,由纽交所母公司ICE洲际交易所推出的比特币期货交易所Bakkt终于开始测试并敲定上线时间,预计会在2-3个月内上线。

    作为全球顶级金融机构试水加密货币的尝试,Bakkt承载着ICE对其巨大的期望,即抢占、卡位加密货币交易这一新兴金融市场,乃至涉足加密货币支付等业务打造闭环生态,巩固ICE作为全球顶级交易所与清结算网络的地位。




今年7月底,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Bakkt正式开始测试,再度引起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的高度关注。

Bakkt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在于其主要发起者系纽交所母公司ICE洲际交易所。作为全球第二大受监管交易所和清算所运营网络,ICE 旗下还拥有加拿大期货交易所、巴黎证券交易所、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在内的 14 家证券及期货交易所,以及 5 家结算所,堪称是传统金融交易行业中的巨擘。

同时,Bakkt还在19年初获得1.825亿美元首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包括李嘉诚旗下维港投资、微软(MSFT.US)旗下风投部门M12、波士顿咨询集团、CMT Digital、Eagle Seven以及腾讯南非大股东Naspers等。

如此强悍的背景,使得Bakkt的推出具有了不同凡响的意义,这意味着国际主流金融界在涉足加密货币业务上迈出重要一步,并被认为极有可能吸引更多投资者与资金进入加密货币行业,推动比特币等主流加密货币的价格上涨。

Bibox副总裁向丹认为Bakkt对行业会具有四方面积极影响,分别是极大延伸了加密货币市场的边界;专业投资机构与人员的入场会使整个行业趋于规范和成熟;大规模的资金和专业的人可以让优质的区块链项目效能得到合理的经济价值实现;促进监管措施和策略的进一步完善与落地,让整个行业发展更有秩序。

但在Bakkt真正推出之前,这些推断都只能停留在假设阶段,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因素。事实上,传统金融交易所开拓比特币期货业务并不稀奇,早在17年底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与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就相继推出比特币期货合约业务,它们事实上也都是ICE的竞争对手。

之所以传统金融机构都钟情于比特币期货交易而非现货交易,主要是因为出于合规与市场空间的考虑。现货交易往往会涉及资产被盗、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多重风险,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并且美国监管部门尚未制定完全适用的准入与执行法规,因而主流金融机构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形下不会轻易涉足。

相比之下,现有的比特币期货交易一般不涉及现货,安全性与可控性更高,因而比特币期货交易处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允许的范围内。「而且,期货业务的市场空间是现货的10倍以上,而且不受牛熊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在目前数字货币交易领域期货市场竞争越来越剧烈的原因。」向丹说道。

经过近两年的实践,前述两家交易所的业务有喜有悲。据相关报道,由于交易量过低,CBOE的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已经在今年年初宣布暂停新开设合约,以重新审视如何进入这一领域。但CME平台推出的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数据非常亮眼,成立至今年7月已经交易了超过200万份合约,相当于1000多万个比特币,且交易量涨势仍在持续上涨,今年5月平均每日交易量超过13,600份合约,如此交易量也为CME带来非常可观的收入。

2019080511541951180.png

CME与CBOE两家交易所今年以来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量 数据来源:tradeblock


ICE洲际交易所的入局,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CME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表现的刺激与诱惑,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在新兴金融领域严重失位的现象。

但相比前两者只提供现金结算的比特币期货,即交易双方只需要根据各自的价格预测在约定时间内进行期货交易,不必购买BTC实物资产,交易所最终只需在合约到期后,根据实时市场价与此前买方建立头寸的差价,在双方账户上进行现金交割即可,但Bakkt则在期货结算形式上迈出一大步,即比特币合约结算可以支持实物结算。

这意味着Bakkt在合约交割时需要向客户交付真实的比特币,也就是说交易所方面需要提前购买并储存有相当数量的比特币。考虑到目前已有比特币期货交易所的交易量,Bakkt的实物交割机制将为二级市场带去相当可观的购买需求量,继而改善市场供需关系、带动市场行情的上涨。

但实现这个机制并不容易,Bakkt原本早在18年12月就上线,但由于迟迟无法获得CFTC的监管批准,已经推迟了多次上线计划,这主要是由于实物交割机制复杂、合规要求严格。

据了解,以实物进行交割的期货交易一般涉及到三部分,分别是托管、交易、清算,根据美国相关监管要求,拥有 DCO 牌照的企业可以进行托管业务,拥有 DCM 牌照的企业可以进行清算业务,但Bakkt 本身既没有 DCO 牌照也没有 DCM 牌照,虽然18年通过收购拥有 DCO 牌照的数字资产托管公司DACC获取其牌照,但最重要的DCM 牌照仍没有获取。

同时,期货交易平台LedgerX和ErisX都宣布已经获得美国商品和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准入许可,且都以比特币实物交割结算,另一个平台Seed CX则拿到了纽约金融服务部许可牌照BitLicense,其中LedgerX很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首个以实物交割的比特币期货合约平台。Bakkt作为实物结算的比特币期货最初的高调发起人,现在已经完全失去先发优势并面临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

Bakkt 也曾试图像Seed CX 一般,通过向纽约金融服务部申请许可牌照,以成为合法的数字资产托管方。为此Bakkt推出了自己的交割仓库, 但截至目前,它尚未拿到这块牌照。不过从Bakkt表态即将在9月底上线的信息来看,Bakkt 有望在两个月内的时间里解决牌照问题。

另外还值得注意的是,此前CME(芝商所)比特币期货合约每月结算日多数情况下都会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下跌,并被称为比特币期货「交割日效应」。据了解,这主要是由于期货合约价格是以比特币现货价格作为参照的,空头希望以更低的价格交割获得BTC,而多头却希望以更高的价格交割卖出BTC,从而双方的博弈会导致交割当天价格波动剧烈,一旦平衡打破就会出现单边行情。

待Bakkt正式上线后,吸引到更多资金体量庞大的投资者加入结算日博弈,或许会带来更加剧烈的行情波动,但考虑到Bakkt需要投资者使用比特币现货进行实物交割,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投机行为。直至比特币的价值真正被多数投资者认可,而不是像如今其投机属性更加引人注目,这样的现象才会可能得到根本性的缓解。

不过考虑到Bakkt等合规期货交易所可能会存在种种限制,它们对BitMEX、OKex等原生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的影响会比较有限,前者目标客户更多的是主流金融体系投资者,这也是一个更加庞大的新兴市场;后者由于玩法更加丰富、投机属性更加明显,目标客户仍然以加密货币行业既有投资者为主。

同时,Bakkt作为个体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可能也不能过于高估,毕竟此前已有芝加哥多家期货交易所入局,同时还有LedgerX等各具背景的期货交易所参与竞争,Bakkt的象征性意义可能比实质性意义更大,但这一批交易所产生的影响或许会超出多数人的预料。

当然,Bakkt的目标并不止于期货交易,它甚至还试图在现货交易、加密货币支付方面有所行动,打通从交易到支付的闭环。公开资料显示,Bakkt 将会使用微软的云解决方案为数字资产创建一个开放且受监管的全球生态系统,消费者和机构能够无缝购买、销售、存储和使用数字资产,其首批合作伙伴中包含了微软、星巴克、波士顿咨询等知名企业。

目前加密货币支付领域已经有Bitpay、Coinbase等玩家,并主要在一些涉及跨境支付场景的中小型网站推广应用,Bakkt显示是希望借助背后巨头的背书,从主流零售商和线下支付领域突破,提升加密货币以及自身在公众日常生活的使用率,可谓野心勃勃。

假如Bakkt不再次「放鸽子」,如今距离Bakkt正式上线大约还有1-2个月,届时大概率会对加密货币二级市场的短期表现产生积极影响,但真正吸引「Old Money」们大规模进入该市场仍是个未知数。而踏入全新的加密货币市场,ICE洲际交易所过往的成绩与经验能在多大程度得到复制,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胡韬
来源:链捕手

上线三月,日交易量破亿,横空出世的FTX交易所为啥这么火?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5 12:35 • 来自相关话题

衍生品市场的巨大潜力毋庸置疑。CoinFLEX首席执行官Mark Lamb日前更是预测称,到2020年底,加密衍生品市场的规模将达到基础现货市场的20倍。2019年,越来越多的现货交易所开始涉足衍生品交易,比如FCoin推出FMEX,KuCoin推出KuMEX。同时,新的交易所也不断带着新玩法、新模式加入战局。今天我们要聊的就是最近很火的FTX,一家今年4月刚成立的衍生品交易所。

 
背靠一流做市商,FTX上线3月已跨入二线
 

先不谈具体的交易业务,打开FTX官网,我们看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标签:交易量鉴。不同于一般交易所只统计平台上的交易量情况,交易量鉴统计了各大友商的交易量,并对交易量进行调整,显示调整后交易量大于1000万美元的名单。在这个列表中,我们看到FTX在7月31日下午16时的交易量达到6917万美元,其中衍生品交易为5928万美元,可以在提供衍生品交易的交易所中排到第七。相比第一名BitMEX 25.57亿美元的交易量,FTX的体量距离一线还是相差甚远,但它此时仅仅上线3个多月。






有人会问,交易所自己弄个交易所统计,会不会自己就在给自己作假?这个问题或许我们可以透过FTX背后的团队Alameda Research去探寻答案。官网信息显示, Alameda 目前管理超过1亿美元的数字资产,每日交易量达到6 ~10 亿美金,为全球Top 35的交易所提供流动性和做市服务。7月初币安上7500个BTC的超大卖单能够在半小时消化完毕,Alameda Research正是背后的功臣。

在项目白皮书中,Alameda提到自己做FTX的初衷:

    “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做市商之一,我们在交易过程中发现现有的头部合约交易所,存在许多问题。我们曾向这些交易所投递数不胜数的白皮书,不计其数的反馈,然而问题依然存在,没有改善。所以,与其期待现有头部交易所采纳我们的反馈、完善他们的产品和服务,不如我们自己打造一个能直接解决这些问题的、改变市场现状的产品。基于这个想法,一个完全区别于市场上现有合约交易所的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平台FTX诞生了。”


 
指数合约+稳定币结算,FTX推出合约新玩法
 

团队看起来非常有实力,流动性也有保障,那么FTX的产品到底如何呢?和一般交易所一样,FTX也提供主流币的合约交易。不过看列表中,我们还看到了USDT的身影,不免有些意外。稍一思考,USDT整天面临操纵或者暴雷的各种问题,波动性的确可以满足合约交易的需求。除此之外,FTX还是为用户带来了一些很不一样的东西。

首先就是指数合约。FTX提供了三种指数合约,包括以主流山寨币以及具有头部流动性的数字货币指数为标的的ALT,以市值处在前中段山寨币(如ADA、NEO、ONT、DOGE等25个)为标的MID以及以市值较小的150个山寨币为标的的SHIT。实际上,指数合约的命名也是相当符合实际内容。头部主流币、中档主流币、山寨币的分类基本可以覆盖一般投资者的需求。用户在交易时也可以规避掉某一类加密货币中单个币种大幅波动的风险,实现更加稳健、更加省心的投资。在当前指数赛道受到越来越多关注之际,FTX似乎是第一家推出指数合约交易的交易所,为指数商业价值的发掘打了个头阵。

另外一个特点就是稳定币结算了。在其他交易所中,我们必须要持有某个加密货币才能参与该币种的合约交易,比如必须持有BTC才能在OKEX或者BitMEX上开仓。而在FTX上,用户用一个保证金钱包即可进行全部品种的合约交易,在用户体验上明显更胜一筹。值得一提的是,FTX的稳定币合作伙伴显示为TUSD、USDC以及PAX这一类透明度更高或者受监管的稳定币,而没有USDT。USDT合约反倒是给了用户做空的机会。

 
平台币有新用途,但是也有新质疑
 

FTX也有自己的平台币FTT,共计3.5亿枚。在回购销毁已经成为平台币标配的大环境下,FTT也同样采用这一机制。每周,FTX会用FTX 合约手续费收入的 33%(主要的回购资金)、风险保证金净增量的 10%以及FTX 平台其他手续费收入的 5%回购FTT并销毁,直到FTT达到总流通的一半。

除了回购销毁之外,FTX还为FTT赋予了新的用途,即作为保证金在FTX平台上使用,大大增强了平台币的用途。另外,FTX也采用了当前流行的阶梯手续费率,持仓FTT越多,则可以享受越高的交易费折扣。

FTT已经于7月29日上线,开盘价1美元,目前暂报1.71美元,按照3.5亿个的总量算,市值达到5.985亿美元。相比之下,OKEx的日交易量为FTX的10-20倍,OKB的总市值也仅为8.24亿美元。就其体量而言,当前的市值或许存在高估的情况。而在正式上线前的一级市场上,即使FTX提供了很好的折扣,很多投资机构依然觉得估值过高。某海外基金负责人向巴比特表示:“虽然团队靠谱,产品也好,折扣也优厚,但还是太贵了。”






用户认购FTT后需要在一段时间内线性解锁。种子轮(Round 1)购买的投资者需要等待3个月才能完成结算,Round 2 1个半月,Round 3 1个月。事实上,3.5亿个FTT中,有一半属于Company Token,必须经历漫长的解锁期——三年。而在非Company Token部分,其中60%并未出售,这60%中团队持有20%。根据FTX公示的信息,我们可以看到每一轮预估的售卖数量,但不能看到实际每一轮到底出售了多少代币,这意味这到底有多少代币在团队手中我们不得而知。普通投资者可能并没有在意,但对于机构而言,信息黑盒问题足以动摇他们投资的意愿。

而且,根据规则,解锁时间只有1个月、1个半月、3个月以及3年这四档。但巴比特向了解该项目的某海外机构了解到,实际操作中,投资者购买FTT的解锁期却有6个月、1年以及2年等根本没有出现在FTT官方条款中的时间。FTT条款都不用来遵守,那么公示出来的意义在哪里?






最后,有趣的是,进入FTX官方网站,我们可以看到优化得非常好的中文界面,而FTX也在中国找到了合作伙伴进行社区建设。负责FTX中国社区建设的AKG社区创始人李沐阳认为,FTX是“一个适合交易员的交易所。”往好处想,这是FTX重视中国市场;往坏处想,其实这是看准了中国的“韭菜”。据巴比特了解,FTX在很多国家更多是定位于B端用户,而在中国FTX则把眼光放在了C端。总的来说,从产品和用户体验上的反馈来看,FTX的确可以说得上是一个优秀的交易所。但合约交易高风险,C端“韭菜”可千万不能盲目自信,尤其是在B端“镰刀”面前。 查看全部
Crypto-Derivatives-Exchange-FTX-Releases-Shitcoin-Futures-Index-For-Traders-to-Short-Altcoins-696x449.jpg

衍生品市场的巨大潜力毋庸置疑。CoinFLEX首席执行官Mark Lamb日前更是预测称,到2020年底,加密衍生品市场的规模将达到基础现货市场的20倍。2019年,越来越多的现货交易所开始涉足衍生品交易,比如FCoin推出FMEX,KuCoin推出KuMEX。同时,新的交易所也不断带着新玩法、新模式加入战局。今天我们要聊的就是最近很火的FTX,一家今年4月刚成立的衍生品交易所。

 
背靠一流做市商,FTX上线3月已跨入二线
 

先不谈具体的交易业务,打开FTX官网,我们看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标签:交易量鉴。不同于一般交易所只统计平台上的交易量情况,交易量鉴统计了各大友商的交易量,并对交易量进行调整,显示调整后交易量大于1000万美元的名单。在这个列表中,我们看到FTX在7月31日下午16时的交易量达到6917万美元,其中衍生品交易为5928万美元,可以在提供衍生品交易的交易所中排到第七。相比第一名BitMEX 25.57亿美元的交易量,FTX的体量距离一线还是相差甚远,但它此时仅仅上线3个多月。

201908050043304022.png


有人会问,交易所自己弄个交易所统计,会不会自己就在给自己作假?这个问题或许我们可以透过FTX背后的团队Alameda Research去探寻答案。官网信息显示, Alameda 目前管理超过1亿美元的数字资产,每日交易量达到6 ~10 亿美金,为全球Top 35的交易所提供流动性和做市服务。7月初币安上7500个BTC的超大卖单能够在半小时消化完毕,Alameda Research正是背后的功臣。

在项目白皮书中,Alameda提到自己做FTX的初衷:


    “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做市商之一,我们在交易过程中发现现有的头部合约交易所,存在许多问题。我们曾向这些交易所投递数不胜数的白皮书,不计其数的反馈,然而问题依然存在,没有改善。所以,与其期待现有头部交易所采纳我们的反馈、完善他们的产品和服务,不如我们自己打造一个能直接解决这些问题的、改变市场现状的产品。基于这个想法,一个完全区别于市场上现有合约交易所的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平台FTX诞生了。”



 
指数合约+稳定币结算,FTX推出合约新玩法
 

团队看起来非常有实力,流动性也有保障,那么FTX的产品到底如何呢?和一般交易所一样,FTX也提供主流币的合约交易。不过看列表中,我们还看到了USDT的身影,不免有些意外。稍一思考,USDT整天面临操纵或者暴雷的各种问题,波动性的确可以满足合约交易的需求。除此之外,FTX还是为用户带来了一些很不一样的东西。

首先就是指数合约。FTX提供了三种指数合约,包括以主流山寨币以及具有头部流动性的数字货币指数为标的的ALT,以市值处在前中段山寨币(如ADA、NEO、ONT、DOGE等25个)为标的MID以及以市值较小的150个山寨币为标的的SHIT。实际上,指数合约的命名也是相当符合实际内容。头部主流币、中档主流币、山寨币的分类基本可以覆盖一般投资者的需求。用户在交易时也可以规避掉某一类加密货币中单个币种大幅波动的风险,实现更加稳健、更加省心的投资。在当前指数赛道受到越来越多关注之际,FTX似乎是第一家推出指数合约交易的交易所,为指数商业价值的发掘打了个头阵。

另外一个特点就是稳定币结算了。在其他交易所中,我们必须要持有某个加密货币才能参与该币种的合约交易,比如必须持有BTC才能在OKEX或者BitMEX上开仓。而在FTX上,用户用一个保证金钱包即可进行全部品种的合约交易,在用户体验上明显更胜一筹。值得一提的是,FTX的稳定币合作伙伴显示为TUSD、USDC以及PAX这一类透明度更高或者受监管的稳定币,而没有USDT。USDT合约反倒是给了用户做空的机会。

 
平台币有新用途,但是也有新质疑
 

FTX也有自己的平台币FTT,共计3.5亿枚。在回购销毁已经成为平台币标配的大环境下,FTT也同样采用这一机制。每周,FTX会用FTX 合约手续费收入的 33%(主要的回购资金)、风险保证金净增量的 10%以及FTX 平台其他手续费收入的 5%回购FTT并销毁,直到FTT达到总流通的一半。

除了回购销毁之外,FTX还为FTT赋予了新的用途,即作为保证金在FTX平台上使用,大大增强了平台币的用途。另外,FTX也采用了当前流行的阶梯手续费率,持仓FTT越多,则可以享受越高的交易费折扣。

FTT已经于7月29日上线,开盘价1美元,目前暂报1.71美元,按照3.5亿个的总量算,市值达到5.985亿美元。相比之下,OKEx的日交易量为FTX的10-20倍,OKB的总市值也仅为8.24亿美元。就其体量而言,当前的市值或许存在高估的情况。而在正式上线前的一级市场上,即使FTX提供了很好的折扣,很多投资机构依然觉得估值过高。某海外基金负责人向巴比特表示:“虽然团队靠谱,产品也好,折扣也优厚,但还是太贵了。”

201908050039118322.png


用户认购FTT后需要在一段时间内线性解锁。种子轮(Round 1)购买的投资者需要等待3个月才能完成结算,Round 2 1个半月,Round 3 1个月。事实上,3.5亿个FTT中,有一半属于Company Token,必须经历漫长的解锁期——三年。而在非Company Token部分,其中60%并未出售,这60%中团队持有20%。根据FTX公示的信息,我们可以看到每一轮预估的售卖数量,但不能看到实际每一轮到底出售了多少代币,这意味这到底有多少代币在团队手中我们不得而知。普通投资者可能并没有在意,但对于机构而言,信息黑盒问题足以动摇他们投资的意愿。

而且,根据规则,解锁时间只有1个月、1个半月、3个月以及3年这四档。但巴比特向了解该项目的某海外机构了解到,实际操作中,投资者购买FTT的解锁期却有6个月、1年以及2年等根本没有出现在FTT官方条款中的时间。FTT条款都不用来遵守,那么公示出来的意义在哪里?

201908050047472162.png


最后,有趣的是,进入FTX官方网站,我们可以看到优化得非常好的中文界面,而FTX也在中国找到了合作伙伴进行社区建设。负责FTX中国社区建设的AKG社区创始人李沐阳认为,FTX是“一个适合交易员的交易所。”往好处想,这是FTX重视中国市场;往坏处想,其实这是看准了中国的“韭菜”。据巴比特了解,FTX在很多国家更多是定位于B端用户,而在中国FTX则把眼光放在了C端。总的来说,从产品和用户体验上的反馈来看,FTX的确可以说得上是一个优秀的交易所。但合约交易高风险,C端“韭菜”可千万不能盲目自信,尤其是在B端“镰刀”面前。

创立近8年的Blockchain钱包公司,这回要和币安、Coinbase死磕了 ?

资讯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7-31 14:25 • 来自相关话题

(图片来自:Blockchain.com)


Blockchain,这家比特币行业内历史最悠久(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之一,刚刚推出了自己的交易平台The PIT,根据介绍,这将是一个机构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其也将迎合散户市场。

根据其产品负责人Nicole Sherrod表示,这一托管式交易所可连接至其非托管(on-chain)钱包,并进行几乎即时的交易,而在未来两周内,该交易所将会上线26个交易对(主要涉及BTC、ETH、BCH、LTC、PAX、USDT及美元、欧元等法币)。

至今,Blockchain提供的钱包用户数显示已超过了4000万,尽管考虑到单个用户拥有多个钱包的可能,Blockchain依旧是行业内用户数最多的钱包之一。

我们简单地回顾下Blockchain公司的历史:

    2011年8月,比特币数据服务公司Blockchain.info正式成立;
    2013年12月,Blockchain.info收购ZeroBlock公司;
    2014年10月6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A轮3050万美元融资;
    2017年6月23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B轮4000万美元融资;


而在过去的几年里,这家区块链公司一直专注于钱包和浏览器服务,并未拓展其他业务线。

或许是这些业务不赚钱,又或许是因为交易所业务太赚钱,Blockchain最终还是转向了交易所业务,这与另一家美国公司Coinbase有着相似之处,只不过,Blockchain的转变要晚了4年多。

 
如何与币安(Binance)、Coinbase竞争?
 

有意思的是,Blockchain在推广自己的平台时,还特别提到了币安、Coinbase这两家头部交易所,并希望自己能够与它们形成竞争。

实际上,早在2014年初,币安创始人CZ曾担任过Blockchain钱包业务技术负责人,后转至交易所业务,并最终创立了币安。

而最初被认为是Blockchain竞争者的Coinbase,则早在2015年初时便选择推出了自己的交易所,此后将Blockchain一路甩开。

而如今币安和Coinbase均已发展成业内交易所赛道的标杆,Blockchain如何与他们竞争,显然是个大大的问号。

在谈及竞争力时,Blockchain负责人提到说:

    “平台将以“微秒”来衡量交易速度,就像传统的资产交易所那样。而在流动性方面,Blockchain已与全球做市商达成了协议,允许交易者随时与他人展开交易。”


对此说法,一位匿名行业专家表达了怀疑的看法,该人士表示,很多基础设施的性能“几乎不可能建模出来”,因此只有在“真实交易量”测试时,系统才能证明自己。

此外,Sherrod还补充说:

    “我们希望在整体客户体验方面展开竞争。”


从目前来看,Blockchain拥有的优势似乎并不足以使其对币安、Coinbase等平台构成威胁。

而只有时间才能证明Blockchain能否在激烈的交易所赛道占据一席之地,除了竞争因素之外,这里的监管成本也非常高昂。

Sherrod表示,Blockchain正在各个司法管辖区申请新的许可证,但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 你看好The PIT吗,说说你的看法吧。


消息来源:https://www.coindesk.com/bitcoins-largest-wallet-blockchain-just-launched-its-first-crypto-exchange
编译:洒脱喜 查看全部
201907310523557320.jpg

(图片来自:Blockchain.com)


Blockchain,这家比特币行业内历史最悠久(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之一,刚刚推出了自己的交易平台The PIT,根据介绍,这将是一个机构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其也将迎合散户市场。

根据其产品负责人Nicole Sherrod表示,这一托管式交易所可连接至其非托管(on-chain)钱包,并进行几乎即时的交易,而在未来两周内,该交易所将会上线26个交易对(主要涉及BTC、ETH、BCH、LTC、PAX、USDT及美元、欧元等法币)。

至今,Blockchain提供的钱包用户数显示已超过了4000万,尽管考虑到单个用户拥有多个钱包的可能,Blockchain依旧是行业内用户数最多的钱包之一。

我们简单地回顾下Blockchain公司的历史:


    2011年8月,比特币数据服务公司Blockchain.info正式成立;
    2013年12月,Blockchain.info收购ZeroBlock公司;
    2014年10月6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A轮3050万美元融资;
    2017年6月23日,Blockchain宣布完成B轮4000万美元融资;



而在过去的几年里,这家区块链公司一直专注于钱包和浏览器服务,并未拓展其他业务线。

或许是这些业务不赚钱,又或许是因为交易所业务太赚钱,Blockchain最终还是转向了交易所业务,这与另一家美国公司Coinbase有着相似之处,只不过,Blockchain的转变要晚了4年多。

 
如何与币安(Binance)、Coinbase竞争?
 

有意思的是,Blockchain在推广自己的平台时,还特别提到了币安、Coinbase这两家头部交易所,并希望自己能够与它们形成竞争。

实际上,早在2014年初,币安创始人CZ曾担任过Blockchain钱包业务技术负责人,后转至交易所业务,并最终创立了币安。

而最初被认为是Blockchain竞争者的Coinbase,则早在2015年初时便选择推出了自己的交易所,此后将Blockchain一路甩开。

而如今币安和Coinbase均已发展成业内交易所赛道的标杆,Blockchain如何与他们竞争,显然是个大大的问号。

在谈及竞争力时,Blockchain负责人提到说:


    “平台将以“微秒”来衡量交易速度,就像传统的资产交易所那样。而在流动性方面,Blockchain已与全球做市商达成了协议,允许交易者随时与他人展开交易。”



对此说法,一位匿名行业专家表达了怀疑的看法,该人士表示,很多基础设施的性能“几乎不可能建模出来”,因此只有在“真实交易量”测试时,系统才能证明自己。

此外,Sherrod还补充说:


    “我们希望在整体客户体验方面展开竞争。”



从目前来看,Blockchain拥有的优势似乎并不足以使其对币安、Coinbase等平台构成威胁。

而只有时间才能证明Blockchain能否在激烈的交易所赛道占据一席之地,除了竞争因素之外,这里的监管成本也非常高昂。

Sherrod表示,Blockchain正在各个司法管辖区申请新的许可证,但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 你看好The PIT吗,说说你的看法吧。


消息来源:https://www.coindesk.com/bitcoins-largest-wallet-blockchain-just-launched-its-first-crypto-exchange
编译:洒脱喜
交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