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研究院:DeFi 系列报告#2 -套利和利差交易策略

投研binance 发表了文章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探讨利用基于以太坊的 DeFi 利差交易和套利策略。



要点

    去中心化金融(DeFi)领域的利率套利是指利用去中心化金融平台之间的利率差异。还存在一种 DeFi-CeFi (去中心化金融平台-中心化金融平台)之间的套利,这种机会通常出现在两种平台存在利率差异之时。
    投资者也可以反过来利用利差交易策略,也就是说,可以借入利率较低的资产,然后投资于回报率更高的资产。
    然而,所有现有的去中心化金融平台都对借款人提出超额抵押的要求,这限制了潜在的套利机会。
    去中心化金融内部以及与中心化融资平台之间可能都存在若干潜在的市场低效,原因如下:
        去中心化金融尚属于新生事物,从可借金额和日交易量就可看出其流动性较低(与中心化金融平台相比)。
        各平台所包含的特定风险:利率波动、潜在的智能合约问题、贷款匹配不确定性、赎回风险等。
        不同的平台和协议特征:所有协议和平台,无论是去中心化的还是中心化的,都有不同的预期特征、抵押要求和协议条款。
    最终,随着去中心化金融领域不断成熟,新的套利机会预计会变得更加稀缺。只要资产和平台具有相似的风险特征,平台间的利率也会趋同。新型平台和协议诸如利率互换(interest rate swap)可能会带来更多的交易机会。


自 2018 年年中以来,去中心化金融行业一直在显著增长,对于平台和开发者来说,以太坊是知名度最高的区块链之一。该报告描述了 DeFi 领域内部以及和 DeFi 和 CeFi 平台之间的交易策略,即套利或「利差交易」。此外,本报告旨在讨论潜在的价格低效率以及在打造优势地位时必须考虑的风险和限制。


1. 一般定义


在金融行业,套利靠的是市场价格的低效率。也就是说,不太成熟的市场往往会有更多的机会。因此,加密货币市场在早期表现出了具有差异性的定价效率。

币安学院 将套利定义为:

    套利是在两个或多个市场上买卖资产从而利用其价格差异获利的行为。[…] 套利的存在是市场效率低下的结果。


在去中心化金融领域,当平台之间的利率存在差异时,套利机会就会出现。一般来说,发生利率套利的情况通常是某个平台的借入利率高于另一个平台的借出利率。

我们可以将去中心化金融领域中的「纯利率套利」定义为:

    去中心化金融的利率套利指的是利用不同去中心化平台之间的利率差异。


然而,套利机会也可能发生在中心化托管的平台上 (例如,如 BlockFi 和 Nexo,以及非加密货币金融服务提供商)。商业银行或贷款公司等非区块链金融提供商也有机会。

    DeFi-CeFi 的利率套利指的是利用去中心化平台和中心化平台之间的利率差异。


此外,本报告还讨论了利差交易策略。根据 Investopedia, 它们的定义如下:

    利差交易是一种交易策略,它以低利率借款,然后投资于回报率较高的资产。传统金融市场里的利差交易通常是借入低利率货币并转换为另一种利率较高的货币存款。


本报告中所引用的利差交易是指诸如受益于稳定币之间的利率差而进行的交易,且假定这些稳定币与相同的法币 (即美元) 挂钩。

接下来的两个部分从当前角度和经验出发,通过对案例研究的分析,讨论了平台之间存在的利差交易和套利机会。


2. DeFi-CeFi 案例研究


2.1. 零售平台和 DeFi 协议

2.1.1. 交易描述





表 1 -在假设 FICO 评分 > 720 的情况下的零售平台利率对比


中心化融资平台的美元借款利率通常不要求用户进行初始抵押。然而,短期借款的成本通常很高。 因此,可以围绕去中心化金融和中心化融资平台统筹实施一种简单的策略。

就这一策略而言,Compound 堪称去中心化金融平台的一个代表性例子,因为该协议在提供即时复利利率的同时,拥有数量最大的 USDC 借款 / 供应量(截至 2019 年 9 月 20 日超过 3000 万)。





表 2 -需采取的系列步骤


只要符合以下条件,该策略将产生正向的年利率:

Compound 上的 USDC 存款收益率 (%) > 无抵押的美元借款利率 (%)

然而,更现实的做法是将已有的部分美元从储蓄账户转移到 Compound/dYdX ,以实现预期回报的最大化。

只要符合以下条件,将美元从储蓄账户转移到 Compound 账户就是值得的:

Compound 上的 USDC 存款收益率 (%) > 美元银行存款利率 (%)


2.1.2. 风险和考虑因素

在前文描述的策略中,除了要考虑可能阻碍该特定策略预期回报的潜在现有风险之外,还要考虑一些关键因素。其中一些与 Compound 利率的确定和变化有关。具体而言,借款利率和贷款利率是基于线性函数建模的,每个资产都有下限和上限,它们会根据协议中的实时供需做出调整。

另一方面,中心化融资平台的利率通常是可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利率会根据宏观经济环境以及往往因平台而异的协议具体条款而波动。因此,在建立 CeFi-DeFi 套利头寸时,必须考虑以下不同因素:

    可变利率的波动性:在大多数去中心化金融平台上,利率会根据协议供需机制波动。因此,它会带来与与贷款利率相关的波动风险。由于去中心化金融行业规模仍然很小,平台特定的供需动态可能与链下的均衡情况出现明显偏离。
    中心化融资贷款的提前还款罚金:许多中心化融资平台不允许个人提前还款,或者提前还款可能会需要交纳相应罚金。因此,如果去中心化金融贷款利率即将低于中心化融资借款利率,交易者将面临两个主要选择:
    1. 等待并继续采取负收益率的策略。
    2. 支付提前还款的罚金。
    矿工费:在评估策略的盈利能力时,必须考虑这些费用并将其包含在内。出于实用方面的原因,本篇分析略去了矿工费。由于矿工费通常是固定的 (即与从一个地址转移到另一个地址的金额无关),在交易金额很大的情况下,这种省略只会对策略的盈利能力产生轻微影响。


此外,还存在其他与 Compound(或去中心化金融协议) 有关的风险:

    提现风险:因为在 Compound 上借出的资金没有任何到期日;它可能很难立即赎回,而要取决于借-贷差额。
    中心化管理:Compound 会确定并更新利率模型 8。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模型的具体规定是完全透明的,但管理员密钥可能会受损。
    智能合约风险:和大多数基于智能合约的去中心化金融协议一样,Compound 可能会存在智能合约方面的风险。然而,保险平台的发展可能能够一定程度上缓解各个平台所特定的智能合约风险。例如,投资者可以在 Nexus Mutual 上面针对 Compound 智能合约认购一份固定期限和特定保额的保险。9



2.2. BlockFi 和 dYdX

2.2.1. 交易描述

BlockFi 是一个中心化托管式加密货币平台,允许用户借入和借出大市值的加密资产,如瑞波币 (XRP)、比特币 (BTC) 或以太坊 (ETH)。

由于 BlockFi 的贷出利率高于 dYdX 的借入利率,因此似乎可以利用这种利率差异来套利。下表描述了 DAI 大型持有者在 dYdX 和 BlockFi 之间建立套利头寸所需的两个步骤。





表 3 -需采取的系列步骤 (2019 年 9 月 23 日)


2.2.2. 风险和考虑因素

与其他套利组合类似,同样有几大风险需要考虑,例如:

    中心化融资平台的利率是三方人为设置的:BlockFi 可自行设置借款和贷款利率 (见条款和条件 10)。从历史情况来看,之前的汇率变化非常显著 11,效果几乎立竿见影。因此,这可能会影响该策略的盈利能力。
    价格波动风险:如果以太坊 (Ethereum) 的价格上涨,dYdX 的头寸可能被平仓。因此,必须考虑初始抵押率,且交易者需要持续对其进行监控。
    智能合约风险:和大多数基于智能合约的去中心化金融协议一样,在智能合约的总体行为方面可能会存在风险。和第 2.1.2 小节中所述类似,投资者可以在某些保险平台针对 dYdX12 平台所特有的智能合同风险进行投保。
    贷款的不确定性:BlockFi 无法做到立即匹配贷款,这可能会影响策略的盈利能力。确切而言,如果匹配过程耗时过长,可能会导致负收益率。具体说来,如果出现以下情况,该贷款将无法盈利:







匹配时间:在 BlockFi 上匹配一笔贷款所需的时间。
预期时间机会:对交易机会保持有效的时间的预期。


2.3. dYdX 和币安宝

2.3.1 交易描述

币安宝允许用户持有已认购的币安宝产品中的资金,该产品设置固定期限,并通过累计利息来实现持有资金的增长。





表 4 -需采取的系列步骤 (2019 年 9 月 23 日)


由于币安 (Binance) 的 ETH 贷款利率高于 dYdX 的借款利率,这一交易将获得正向收益。

有人可以用 DAI 作为抵押,在 dYdX 上借到 ETH,然后转移到币安平台上,申请提供 ETH 贷款。同样,dYdX 上的抵押品也可以获得贷款利息,任何用作抵押品的 Dai 也将获得贷款利息。


2.3.2. 风险和考虑因素

在创建这个头寸之前,有三个主要的潜在风险可能会对其产生影响:

    价格波动风险:如果以太坊 (Ethereum) 的价格上涨,dYdX 的头寸可能被平仓。因此,必须考虑初始抵押率,且交易者需要持续对抵押率进行监控。
    智能合约风险:和大多数基于智能合约的去中心化金融协议一样,在智能合约的总体行为方面可能会存在风险。
    去中心化金融利率的波动性:如果 dYdX 的借贷利率高于币安宝的贷款利率,这种状况将导致负收益率。然而,目前的利率差已经大到足以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此外,还有其他主要组成部分和限制因素需要考虑:

    币安宝不允许提前还款:与许多平台不同,币安宝认购产品中的资金不能在到期日之前赎回。因此,在出现上述提到的任何风险的不利情况下,不能减少头寸。
    「无法认购」:由于币安宝认购非常受欢迎,用户可能会由于认购存在上限而无法参加,这种上限既包括总认购规模,也包括相应的个人限额。
    币安提现手续费:和许多中心化交易平台一样,币安采取对资产提现收取固定手续费的政策 14。然而,由于认购的规模上限非常之高,这只会对盈利产生轻微的影响。
    矿工费:再次重申,在评估策略的盈利能力时,必须考虑矿工费并将其包含在内。出于实用方面的原因,本篇分析略去了矿工费。由于矿工费通常是固定的 (即与从一个地址转移到另一个地址的金额无关),这种省略只会对策略的结果产生轻微影响。


下一节将探讨「纯去中心化金融」策略。也就是说,在下一节中,我们将通过几个案例的分析,对利差策略和套利策略进行研究。


3. 纯去中心化金融的套利和利差交易策略


3.1. USDC 和 DAI 的利率差

如果在某一个平台上可以获得比另一个平台更高的贷款利率,就存在利差交易机会。


3.1.1. 交易描述

尽管 DAI 和 USDC 都与美元挂钩,但两者的贷款利率却天差地别,DAI 的贷款利率要高得多。





图 1 -Compound v2 版本中 USDC 和 DAI 的历史贷款利率,来源:币安研究院、LoanScan、Compound






表 5 -需采取的系列步骤 (2019 年 9 月 23 日)


3.1.2. 风险和考虑因素

和其他利差交易策略一样,它显示出潜在的高风险,主要是由于 DAI 和 USDC 各自的锚定价格出现偏差。有趣的是,如果 DAI 的价格对 USDC 升值 (例如,见下图中 2019 年 8 月的情形),它可能会带来额外的利润来源。





图表 2 - Coinbase Pro 上 DAI 价格的 OHLC 数据 (以 USDC 计价),来源:币安研究院、Coinbase


以下是一些可能导致 DAI 价格波动的最大潜在原因:

    DAI 的供应上限:由于供应上限为 1 亿单位,DAI 的供应量可能无法为了响应市场需求而上调。因此,如果流通供应量增加并接近边界值 16,这种策略可能会导致更高的价格不确定性。
    ETH 价格的下降趋势:如果 ETH 价格下跌,CDP (债务抵押头寸)持有者可能会对 DAI 的需求造成冲击,因为他们可能更愿意关闭现有的 CDP 账户,而不是存放更多的以太坊。因此,由于市场需求的变动,可能导致潜在的短期价格上涨。
    缺乏将 DAI 兑换成美元 (以及抵押的稳定币) 的流动性:订单少或缺乏可信的交易场所等原因可能会妨碍策略的正确执行。


由于这一策略只涉及 USDC 持有者,下一小节将讨论可由 ETH 持有者执行的更高级的交易策略。





图 3 -Compound v2 版本的 USDC 借款利率和 DAI 贷款利率的历史数据,来源:币安研究院、LoanScan、Compound






图 4 -Compound v2 版本中 DAI 贷款利率和 USDC 借款利率的价差,来源:币安研究院、LoanScan、Compound


价差 = Compound 上 Dai 的贷款利率 - Compound 上 USDC 的借款利率





表 6 -需采取的系列步骤 (2019 年 9 月 23 日)


然而,以最准确的方式计算,之前提到的不等式还包括对这一机会能够持续多长时间的预期。因此,在满足以下条件的情况下,采取这一策略是值得的。







预期时间机会: 对交易机会保持有效的时间长短的预期。
交易费 (%):步骤 3 的交易费 (交易金额的百分比) 17


3.2. Maker-Compound 两个平台之间的套利 (历史案例)

Maker/Compound 套利机会是指发生在 2018 年末的一次历史机会。

DAI 稳定币是在 MakerDAO 的生态系统中通过创建完全由以太坊 (ETH) 支持的 CDP 而产生的。具体而言,该机制依赖于超额抵押。DAI 由锁定在 CDP 账户中的以太坊 (ETH) 提供支持,这些以太坊至少按照以太坊等值美元的 150% 超额抵押。


1. 描述

2018 年末,Compound 上 Dai 的贷款利率高于其在 MakerDao 生态系统中相对应的利率(即稳定费率)。因此,开立由以太坊抵押的 CDP 账户来赚取高于 ETH 贷款利率的利差是可行的。





图表 5-2018 年 11 月 1 日至 2019 年 5 月 1 日期间,Compound v1 上 DAI 的日贷款利率和 Maker 稳定费率 (%),来源:币安研究院、LoanScan、MakerDAO、Compound






表 7 -需采取的系列步骤 (2018 年 12 月 1 日)


只要以下不等式成立,这一策略就会产生正向利润:

Compound 上的 DAI 贷款利率 (%) > 稳定费率 (%)

与 Compound 和 dYdX 不同,同样需要指出的是,存放在 CDP 中的以太坊不会产生任何利息收入,因此这产生了机会成本。因此,只要以下不等式成立,这种交易就是值得的:

Compound 上的 DAI 贷款利率 (%) − 稳定费率 (%) > Compound 上的 ETH 贷款利率 (%)


2. 风险和制约因素

就前一小节所述的策略来说,为评估策略的盈利能力需要考虑一些关键限制因素:

    MakerDAO 的超额抵押要求:为了在生态系统中创建 DAI,需要按照 150% 的初始抵押率进行抵押。此外,只要抵押率低于 150%,CDP 就会存在风险。因此,系统内抵押率的中值要比 150% 高得多 (2019 年 9 月 23 日的中值为 368%)。由于存放在 CDP 账户中的以太坊不会有利息返还,加强对抵押品价格的保护会降低对回报的预期。
    矿工费:这一策略还需要考虑矿工费等要素,例如在 Compound 上开立 CDP 账户、存储以太坊、创建 DAI、存放 DAI 所产生的矿工费,以及从 Compound 提现 DAI 和关闭 CDP 账户所产生的矿工费。


同样,还需要考虑一些风险:

    强行平仓风险:尽管这种策略是有利可图的,但如果以太坊价格进一步下跌,它将使 CDP 账户面临风险,要求用户转移部分 DAI 来减少 CDP 账户资金或是增加抵押品。
    Compound 赎回风险:历史上曾经出现过 Compound 上超过 98% 的资金都被借出,从而导致该协议无法立即处理所有的赎回申请。不过这可能会导致利率飙升,从而提高这一交易策略的预期回报率。
    各平台特有的风险:所有这些平台都可能存在价格预言机误差,因为 MakerDAO 和 Compound 使用的是两种不同的价格预言机。


最终,通过 MKR 代币持有者的一系列投票,稳定费率数次上调,这一机会就此结束。

如果不考虑历史上的矿工费,这一交易组合将出现连续3 个月(从 2018 年 12 月 1 日开始至 2019 年 3 月 9 日结束)的正收益率,总收益率约为 0.87%,即年化收益率为 3.25%。





图 6- 以太坊价格的 OHLC 数据 (以美元计价)


4. 结论


作为去中心化金融系列报告的一部分,这份报告讨论了以太坊网络中的套利策略和利差交易。

中心化融资平台和去中心化金融平台之间的套利机会似乎比去中心化金融平台内部之间的机会更持久一些。导致这一点可能有以下潜在原因,例如去中心化金融领域不够成熟、所有协议都很要求超额抵押以及利率设置机制反映的是协议中的供求因素(而不是全球宏观环境动态)。另一方面,DAI 和 USDC 之间不同的风险状况可能是它们各自利率之间持续存在差异的原因。

其他重要方面也值得注意:

    长期资产配置观点:一些交易是有利可图的,这取决于人们希望长期保留的是哪些资产。例如,以太坊自身计价的以太坊贷款存款回报率极低。因此,吸引 ETH 持有者的策略可能未必会吸引其他代币持有者。例如,持有 DAI/USDC 的人可能不愿意建立复杂的头寸。
    分散利率风险敞口的能力:套利头寸,如 Maker 和 Compound 之间的套利头寸,可以让个人获得新资产的敞口。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layer 2」去中心化金融协议和平台已经创建并引入了以下新功能:

    平台桥梁:像 InstaDapp22 这样的平台提供了一种在 Maker 和 Compound 之间转移贷款的自动化方式。
    自动分配给最佳平台如 MetaMoneyMarket23 或 RAY (自动高收益分配机器人)的协议和合约
    不同协议利率的同化:提供汇合不同去中心化金融协议利率的平台有助于抵消某一个平台的风险,而且还无需支付经常性的矿工费。因此,它可能进一步导致协议之间的利率趋同。


此外,未来的分析还必须考虑新的方面,如预言机价差套利机会或在 Uniswap 等其他去中心化金融平台上发现机会。最终,利率互换 25 或对利率变化趋势进行市场对冲 26 可能会进一步带来一系列全新的交易机会。


参考

    Amber 集团。《以太坊利率套利》 (2018)。https://medium.com/amber-group/interest-rate-arbitrage-on-ethereum-621813ae7c0
    Compound。《Compound: 货币市场协议》(2019 年)。https://compound.finance/documents/Compound.Whitepaper.pdf
    Dharma (Max Bronstein)。《Dharma 市场报告# 6 -去中心化金融的交易策略》 (2019 年)https://blog.dharma.io/dharma-markets-report-6-trading-strategies-in-defi-b7651378bedb
    dYdX (Antonio Juliano)。 《dYdX:去中心化现货杠杆交易和衍生品的标准》(2017 年)。https://whitepaper.dydx.exchange/
    Kyber Network。《Kyber:链上流动性协议 v0.1》(2019 年)。 https://files.kyber.network/Kyber_Protocol_22_April_v0.1.pdf
    Pintail。《了解 Uniswap 收益率》(2019).Https://medium.com/@pintail/understanding-uniswap-returns-cc593f3499ef
    Placeholder (Alex Evans)。《去中心化金融流动性模型》 (2019)。https://www.placeholder.vc/blog/2019/4/9/defi-liquidity-models
    Uniswap。《Uniswap 白皮书》 (2019)。https://hackmd.io/@477aQ9OrQTCbVR3fq1Qzxg/HJ9jLsfTz?type=view

    1 参见我们最近关于「代币化世界」的报告。https://info.binance.com/en/research/marketresearch/tokenization.html
    2 CeFi 表示中心化融资。在本报告中,它包括非加密货币金融机构和托管平台,如中心化交易平台 (如币安、Coinbase) 或中心化贷款平台 (Nexo、BlockFi)。
    3 我们过去关于《用比特币进行多样化投资的好处》的报告简要讨论了由于精明套利者日益增多,跨交易平台的价格低效率问题已几乎不存在。https://info.binance.com/en/research/marketresearch/portfolio-1.html
    4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基本上都是与套利类似的机会。套利意味着同一资产之间存在价格差异,以及确保能够盈利。在本报告中,套利机会也指非常相似的资产 (如 USDC 和美元) 之间的价格差异。
    5 使用的是 2019 年 9 月 23 日 The Simple Dollar 的检索数据,假设投资者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其 FICO 信用评分达到 720 分以上。
    6 截至 2019 年 9 月 23 日,DeFi Pulse 将 Compound 列为第二大去中心化金融应用。
    7 与 Compound 相关的风险示例见:https://medium.com/@ameensol/what-you-should-know-before-putting-half-a-million-dai-in-compound-fafdb264 5f77 大多数平台都存在类似的风险。平台由第三方审计。点击查看 Compound 或 dYdX 接受审计的例子。
    8 Compound 计划向去中心化治理转变。
    9 2019 年 9 月 10 日,在 Compound 上为 5 枚 ETH 投保 90 天的保险费率约为 0.30%,而投保 365 天的保险费率约为 1.30%。
    10 https://blockfi.com/terms/
    11 https://www.coindesk.com/crypto-lending-startup-blockfi-slashing-interest-rates-on-ether-deposits
    12 例如,在 Nexus Mutual 上,为 5 枚 ETH 投保 90 天的保险费率约为 2.17%,投保 365 天的保险费率约为 8.57%,值得注意的是,针对 dYdX 的保险比针对 Compound 的保险要贵得多。
    13 https://www.binance.com/en/lending/products
    14 例如,ETH 的固定提现费为 0.01ETH。https://www.binance.com/en/fee/schedule
    15 也可以使用 Coinbase Pro 或其他中心化交易平台,因为它们通常显示出更高的流动性。然而,这一策略旨在成为一个「纯去中心化金融」策略。
    16 这可能会导致 DAI 的稳定费率 (Stability Fee) 上涨,而且由于 Compound 市场利率也可能上升,因此可能会引发人们对这种利差交易策略产生兴趣。
    17 需要支付两次:用 USDC 购买 DAI,然后卖掉 DAI,买回 USDC。
    18 Amber group 的一份研究报告也对这种机会进行了研究分析。
    19 https://medium.com/@ameensol/what-you-should-know-before-putting-half-a-million-dai-in-compound-fafdb264 5f77
    20 Compound: https://github.com/compound-finance/compound-oracle/blob/master/docs/Oracle-Specification.pdf
    MakerDao: https://github.com/makerdao/medianizer
    21 有趣的是,贷款人和借款人之间持续的不匹配可以解释这一问题。借入以太坊的潜在需求非常少,因为没有人想做空以太坊。
    22 https://medium.com/instadapp/bridge-protocols-eb14b2dd0fe7
    23 https://medium.com/primeradiant/introducing-metamoneymarket-62b23969c7ea
    24 https://medium.com/@staked/https-medium-com-staked-announcing-robo-advisor-for-yield-ray-9d7395e84769
    25 https://cherryswap.now.sh/
    26 以 2019 年在 ETHBoston 黑客马拉松期间创建的 Suma 为例,https://devpost.com/software/suma


来源链接:https://info.binance.com/cn/research/marketresearch/img/issue19/Binance-Research-DeFi-2-CN.pdf 查看全部
ETH-ethereum-Defi-decentralizacia-696x410.jpg


探讨利用基于以太坊的 DeFi 利差交易和套利策略。




要点


    去中心化金融(DeFi)领域的利率套利是指利用去中心化金融平台之间的利率差异。还存在一种 DeFi-CeFi (去中心化金融平台-中心化金融平台)之间的套利,这种机会通常出现在两种平台存在利率差异之时。
    投资者也可以反过来利用利差交易策略,也就是说,可以借入利率较低的资产,然后投资于回报率更高的资产。
    然而,所有现有的去中心化金融平台都对借款人提出超额抵押的要求,这限制了潜在的套利机会。
    去中心化金融内部以及与中心化融资平台之间可能都存在若干潜在的市场低效,原因如下:
        去中心化金融尚属于新生事物,从可借金额和日交易量就可看出其流动性较低(与中心化金融平台相比)。
        各平台所包含的特定风险:利率波动、潜在的智能合约问题、贷款匹配不确定性、赎回风险等。
        不同的平台和协议特征:所有协议和平台,无论是去中心化的还是中心化的,都有不同的预期特征、抵押要求和协议条款。
    最终,随着去中心化金融领域不断成熟,新的套利机会预计会变得更加稀缺。只要资产和平台具有相似的风险特征,平台间的利率也会趋同。新型平台和协议诸如利率互换(interest rate swap)可能会带来更多的交易机会。



自 2018 年年中以来,去中心化金融行业一直在显著增长,对于平台和开发者来说,以太坊是知名度最高的区块链之一。该报告描述了 DeFi 领域内部以及和 DeFi 和 CeFi 平台之间的交易策略,即套利或「利差交易」。此外,本报告旨在讨论潜在的价格低效率以及在打造优势地位时必须考虑的风险和限制。


1. 一般定义


在金融行业,套利靠的是市场价格的低效率。也就是说,不太成熟的市场往往会有更多的机会。因此,加密货币市场在早期表现出了具有差异性的定价效率。

币安学院 将套利定义为:


    套利是在两个或多个市场上买卖资产从而利用其价格差异获利的行为。[…] 套利的存在是市场效率低下的结果。



在去中心化金融领域,当平台之间的利率存在差异时,套利机会就会出现。一般来说,发生利率套利的情况通常是某个平台的借入利率高于另一个平台的借出利率。

我们可以将去中心化金融领域中的「纯利率套利」定义为:


    去中心化金融的利率套利指的是利用不同去中心化平台之间的利率差异。



然而,套利机会也可能发生在中心化托管的平台上 (例如,如 BlockFi 和 Nexo,以及非加密货币金融服务提供商)。商业银行或贷款公司等非区块链金融提供商也有机会。


    DeFi-CeFi 的利率套利指的是利用去中心化平台和中心化平台之间的利率差异。



此外,本报告还讨论了利差交易策略。根据 Investopedia, 它们的定义如下:


    利差交易是一种交易策略,它以低利率借款,然后投资于回报率较高的资产。传统金融市场里的利差交易通常是借入低利率货币并转换为另一种利率较高的货币存款。



本报告中所引用的利差交易是指诸如受益于稳定币之间的利率差而进行的交易,且假定这些稳定币与相同的法币 (即美元) 挂钩。

接下来的两个部分从当前角度和经验出发,通过对案例研究的分析,讨论了平台之间存在的利差交易和套利机会。


2. DeFi-CeFi 案例研究


2.1. 零售平台和 DeFi 协议

2.1.1. 交易描述

e887de00-7d77-5f5c-8991-5037c46580f3.jpg

表 1 -在假设 FICO 评分 > 720 的情况下的零售平台利率对比


中心化融资平台的美元借款利率通常不要求用户进行初始抵押。然而,短期借款的成本通常很高。 因此,可以围绕去中心化金融和中心化融资平台统筹实施一种简单的策略。

就这一策略而言,Compound 堪称去中心化金融平台的一个代表性例子,因为该协议在提供即时复利利率的同时,拥有数量最大的 USDC 借款 / 供应量(截至 2019 年 9 月 20 日超过 3000 万)。

645c4121-6508-5a59-9977-6f484231632f.jpg

表 2 -需采取的系列步骤


只要符合以下条件,该策略将产生正向的年利率:

Compound 上的 USDC 存款收益率 (%) > 无抵押的美元借款利率 (%)

然而,更现实的做法是将已有的部分美元从储蓄账户转移到 Compound/dYdX ,以实现预期回报的最大化。

只要符合以下条件,将美元从储蓄账户转移到 Compound 账户就是值得的:

Compound 上的 USDC 存款收益率 (%) > 美元银行存款利率 (%)


2.1.2. 风险和考虑因素

在前文描述的策略中,除了要考虑可能阻碍该特定策略预期回报的潜在现有风险之外,还要考虑一些关键因素。其中一些与 Compound 利率的确定和变化有关。具体而言,借款利率和贷款利率是基于线性函数建模的,每个资产都有下限和上限,它们会根据协议中的实时供需做出调整。

另一方面,中心化融资平台的利率通常是可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利率会根据宏观经济环境以及往往因平台而异的协议具体条款而波动。因此,在建立 CeFi-DeFi 套利头寸时,必须考虑以下不同因素:


    可变利率的波动性:在大多数去中心化金融平台上,利率会根据协议供需机制波动。因此,它会带来与与贷款利率相关的波动风险。由于去中心化金融行业规模仍然很小,平台特定的供需动态可能与链下的均衡情况出现明显偏离。
    中心化融资贷款的提前还款罚金:许多中心化融资平台不允许个人提前还款,或者提前还款可能会需要交纳相应罚金。因此,如果去中心化金融贷款利率即将低于中心化融资借款利率,交易者将面临两个主要选择:
    1. 等待并继续采取负收益率的策略。
    2. 支付提前还款的罚金。
    矿工费:在评估策略的盈利能力时,必须考虑这些费用并将其包含在内。出于实用方面的原因,本篇分析略去了矿工费。由于矿工费通常是固定的 (即与从一个地址转移到另一个地址的金额无关),在交易金额很大的情况下,这种省略只会对策略的盈利能力产生轻微影响。



此外,还存在其他与 Compound(或去中心化金融协议) 有关的风险:


    提现风险:因为在 Compound 上借出的资金没有任何到期日;它可能很难立即赎回,而要取决于借-贷差额。
    中心化管理:Compound 会确定并更新利率模型 8。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模型的具体规定是完全透明的,但管理员密钥可能会受损。
    智能合约风险:和大多数基于智能合约的去中心化金融协议一样,Compound 可能会存在智能合约方面的风险。然而,保险平台的发展可能能够一定程度上缓解各个平台所特定的智能合约风险。例如,投资者可以在 Nexus Mutual 上面针对 Compound 智能合约认购一份固定期限和特定保额的保险。9




2.2. BlockFi 和 dYdX

2.2.1. 交易描述

BlockFi 是一个中心化托管式加密货币平台,允许用户借入和借出大市值的加密资产,如瑞波币 (XRP)、比特币 (BTC) 或以太坊 (ETH)。

由于 BlockFi 的贷出利率高于 dYdX 的借入利率,因此似乎可以利用这种利率差异来套利。下表描述了 DAI 大型持有者在 dYdX 和 BlockFi 之间建立套利头寸所需的两个步骤。

111f310a-9385-5a1d-90bb-d6dfa7de51cf.jpg

表 3 -需采取的系列步骤 (2019 年 9 月 23 日)


2.2.2. 风险和考虑因素

与其他套利组合类似,同样有几大风险需要考虑,例如:


    中心化融资平台的利率是三方人为设置的:BlockFi 可自行设置借款和贷款利率 (见条款和条件 10)。从历史情况来看,之前的汇率变化非常显著 11,效果几乎立竿见影。因此,这可能会影响该策略的盈利能力。
    价格波动风险:如果以太坊 (Ethereum) 的价格上涨,dYdX 的头寸可能被平仓。因此,必须考虑初始抵押率,且交易者需要持续对其进行监控。
    智能合约风险:和大多数基于智能合约的去中心化金融协议一样,在智能合约的总体行为方面可能会存在风险。和第 2.1.2 小节中所述类似,投资者可以在某些保险平台针对 dYdX12 平台所特有的智能合同风险进行投保。
    贷款的不确定性:BlockFi 无法做到立即匹配贷款,这可能会影响策略的盈利能力。确切而言,如果匹配过程耗时过长,可能会导致负收益率。具体说来,如果出现以下情况,该贷款将无法盈利:



6805a83d-2c8d-5bef-824c-d10a1d58e303.jpg


匹配时间:在 BlockFi 上匹配一笔贷款所需的时间。
预期时间机会:对交易机会保持有效的时间的预期。


2.3. dYdX 和币安宝

2.3.1 交易描述

币安宝允许用户持有已认购的币安宝产品中的资金,该产品设置固定期限,并通过累计利息来实现持有资金的增长。

589d4e60-87dc-5dd2-a1a6-cd07b6d75255.jpg

表 4 -需采取的系列步骤 (2019 年 9 月 23 日)


由于币安 (Binance) 的 ETH 贷款利率高于 dYdX 的借款利率,这一交易将获得正向收益。

有人可以用 DAI 作为抵押,在 dYdX 上借到 ETH,然后转移到币安平台上,申请提供 ETH 贷款。同样,dYdX 上的抵押品也可以获得贷款利息,任何用作抵押品的 Dai 也将获得贷款利息。


2.3.2. 风险和考虑因素

在创建这个头寸之前,有三个主要的潜在风险可能会对其产生影响:


    价格波动风险:如果以太坊 (Ethereum) 的价格上涨,dYdX 的头寸可能被平仓。因此,必须考虑初始抵押率,且交易者需要持续对抵押率进行监控。
    智能合约风险:和大多数基于智能合约的去中心化金融协议一样,在智能合约的总体行为方面可能会存在风险。
    去中心化金融利率的波动性:如果 dYdX 的借贷利率高于币安宝的贷款利率,这种状况将导致负收益率。然而,目前的利率差已经大到足以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此外,还有其他主要组成部分和限制因素需要考虑:


    币安宝不允许提前还款:与许多平台不同,币安宝认购产品中的资金不能在到期日之前赎回。因此,在出现上述提到的任何风险的不利情况下,不能减少头寸。
    「无法认购」:由于币安宝认购非常受欢迎,用户可能会由于认购存在上限而无法参加,这种上限既包括总认购规模,也包括相应的个人限额。
    币安提现手续费:和许多中心化交易平台一样,币安采取对资产提现收取固定手续费的政策 14。然而,由于认购的规模上限非常之高,这只会对盈利产生轻微的影响。
    矿工费:再次重申,在评估策略的盈利能力时,必须考虑矿工费并将其包含在内。出于实用方面的原因,本篇分析略去了矿工费。由于矿工费通常是固定的 (即与从一个地址转移到另一个地址的金额无关),这种省略只会对策略的结果产生轻微影响。



下一节将探讨「纯去中心化金融」策略。也就是说,在下一节中,我们将通过几个案例的分析,对利差策略和套利策略进行研究。


3. 纯去中心化金融的套利和利差交易策略


3.1. USDC 和 DAI 的利率差

如果在某一个平台上可以获得比另一个平台更高的贷款利率,就存在利差交易机会。


3.1.1. 交易描述

尽管 DAI 和 USDC 都与美元挂钩,但两者的贷款利率却天差地别,DAI 的贷款利率要高得多。

4aa129bd-270c-5a27-9735-a0ea5197fccd.jpg

图 1 -Compound v2 版本中 USDC 和 DAI 的历史贷款利率,来源:币安研究院、LoanScan、Compound


0f60fac3-0b6a-53e2-9794-99b53d788a3d.jpg

表 5 -需采取的系列步骤 (2019 年 9 月 23 日)


3.1.2. 风险和考虑因素

和其他利差交易策略一样,它显示出潜在的高风险,主要是由于 DAI 和 USDC 各自的锚定价格出现偏差。有趣的是,如果 DAI 的价格对 USDC 升值 (例如,见下图中 2019 年 8 月的情形),它可能会带来额外的利润来源。

24600ce9-60b9-59bf-b022-34415111bd6c.jpg

图表 2 - Coinbase Pro 上 DAI 价格的 OHLC 数据 (以 USDC 计价),来源:币安研究院、Coinbase


以下是一些可能导致 DAI 价格波动的最大潜在原因:


    DAI 的供应上限:由于供应上限为 1 亿单位,DAI 的供应量可能无法为了响应市场需求而上调。因此,如果流通供应量增加并接近边界值 16,这种策略可能会导致更高的价格不确定性。
    ETH 价格的下降趋势:如果 ETH 价格下跌,CDP (债务抵押头寸)持有者可能会对 DAI 的需求造成冲击,因为他们可能更愿意关闭现有的 CDP 账户,而不是存放更多的以太坊。因此,由于市场需求的变动,可能导致潜在的短期价格上涨。
    缺乏将 DAI 兑换成美元 (以及抵押的稳定币) 的流动性:订单少或缺乏可信的交易场所等原因可能会妨碍策略的正确执行。



由于这一策略只涉及 USDC 持有者,下一小节将讨论可由 ETH 持有者执行的更高级的交易策略。

4fd69268-fd2e-5c5f-bf04-11d02cc3802e.jpg

图 3 -Compound v2 版本的 USDC 借款利率和 DAI 贷款利率的历史数据,来源:币安研究院、LoanScan、Compound


76067d3e-2445-5dcd-8c27-14830cc16355.jpg

图 4 -Compound v2 版本中 DAI 贷款利率和 USDC 借款利率的价差,来源:币安研究院、LoanScan、Compound


价差 = Compound 上 Dai 的贷款利率 - Compound 上 USDC 的借款利率

8fffef87-2db5-5804-b91c-947ad6bab5c3.jpg

表 6 -需采取的系列步骤 (2019 年 9 月 23 日)


然而,以最准确的方式计算,之前提到的不等式还包括对这一机会能够持续多长时间的预期。因此,在满足以下条件的情况下,采取这一策略是值得的。


42d5570e-e77a-55d6-961d-1a9ea89b8570.jpg


预期时间机会: 对交易机会保持有效的时间长短的预期。
交易费 (%):步骤 3 的交易费 (交易金额的百分比) 17


3.2. Maker-Compound 两个平台之间的套利 (历史案例)

Maker/Compound 套利机会是指发生在 2018 年末的一次历史机会。

DAI 稳定币是在 MakerDAO 的生态系统中通过创建完全由以太坊 (ETH) 支持的 CDP 而产生的。具体而言,该机制依赖于超额抵押。DAI 由锁定在 CDP 账户中的以太坊 (ETH) 提供支持,这些以太坊至少按照以太坊等值美元的 150% 超额抵押。


1. 描述

2018 年末,Compound 上 Dai 的贷款利率高于其在 MakerDao 生态系统中相对应的利率(即稳定费率)。因此,开立由以太坊抵押的 CDP 账户来赚取高于 ETH 贷款利率的利差是可行的。

41e99706-6a2e-5479-a2af-a1958c20699f.jpg

图表 5-2018 年 11 月 1 日至 2019 年 5 月 1 日期间,Compound v1 上 DAI 的日贷款利率和 Maker 稳定费率 (%),来源:币安研究院、LoanScan、MakerDAO、Compound


098ca7f1-e193-52c7-8afe-65b133c8a064.jpg

表 7 -需采取的系列步骤 (2018 年 12 月 1 日)


只要以下不等式成立,这一策略就会产生正向利润:

Compound 上的 DAI 贷款利率 (%) > 稳定费率 (%)

与 Compound 和 dYdX 不同,同样需要指出的是,存放在 CDP 中的以太坊不会产生任何利息收入,因此这产生了机会成本。因此,只要以下不等式成立,这种交易就是值得的:

Compound 上的 DAI 贷款利率 (%) − 稳定费率 (%) > Compound 上的 ETH 贷款利率 (%)


2. 风险和制约因素

就前一小节所述的策略来说,为评估策略的盈利能力需要考虑一些关键限制因素:


    MakerDAO 的超额抵押要求:为了在生态系统中创建 DAI,需要按照 150% 的初始抵押率进行抵押。此外,只要抵押率低于 150%,CDP 就会存在风险。因此,系统内抵押率的中值要比 150% 高得多 (2019 年 9 月 23 日的中值为 368%)。由于存放在 CDP 账户中的以太坊不会有利息返还,加强对抵押品价格的保护会降低对回报的预期。
    矿工费:这一策略还需要考虑矿工费等要素,例如在 Compound 上开立 CDP 账户、存储以太坊、创建 DAI、存放 DAI 所产生的矿工费,以及从 Compound 提现 DAI 和关闭 CDP 账户所产生的矿工费。



同样,还需要考虑一些风险:


    强行平仓风险:尽管这种策略是有利可图的,但如果以太坊价格进一步下跌,它将使 CDP 账户面临风险,要求用户转移部分 DAI 来减少 CDP 账户资金或是增加抵押品。
    Compound 赎回风险:历史上曾经出现过 Compound 上超过 98% 的资金都被借出,从而导致该协议无法立即处理所有的赎回申请。不过这可能会导致利率飙升,从而提高这一交易策略的预期回报率。
    各平台特有的风险:所有这些平台都可能存在价格预言机误差,因为 MakerDAO 和 Compound 使用的是两种不同的价格预言机。



最终,通过 MKR 代币持有者的一系列投票,稳定费率数次上调,这一机会就此结束。

如果不考虑历史上的矿工费,这一交易组合将出现连续3 个月(从 2018 年 12 月 1 日开始至 2019 年 3 月 9 日结束)的正收益率,总收益率约为 0.87%,即年化收益率为 3.25%。

d5b8b470-f348-5cc5-bf6c-84f904d0176e.jpg

图 6- 以太坊价格的 OHLC 数据 (以美元计价)


4. 结论


作为去中心化金融系列报告的一部分,这份报告讨论了以太坊网络中的套利策略和利差交易。

中心化融资平台和去中心化金融平台之间的套利机会似乎比去中心化金融平台内部之间的机会更持久一些。导致这一点可能有以下潜在原因,例如去中心化金融领域不够成熟、所有协议都很要求超额抵押以及利率设置机制反映的是协议中的供求因素(而不是全球宏观环境动态)。另一方面,DAI 和 USDC 之间不同的风险状况可能是它们各自利率之间持续存在差异的原因。

其他重要方面也值得注意:


    长期资产配置观点:一些交易是有利可图的,这取决于人们希望长期保留的是哪些资产。例如,以太坊自身计价的以太坊贷款存款回报率极低。因此,吸引 ETH 持有者的策略可能未必会吸引其他代币持有者。例如,持有 DAI/USDC 的人可能不愿意建立复杂的头寸。
    分散利率风险敞口的能力:套利头寸,如 Maker 和 Compound 之间的套利头寸,可以让个人获得新资产的敞口。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layer 2」去中心化金融协议和平台已经创建并引入了以下新功能:


    平台桥梁:像 InstaDapp22 这样的平台提供了一种在 Maker 和 Compound 之间转移贷款的自动化方式。
    自动分配给最佳平台如 MetaMoneyMarket23 或 RAY (自动高收益分配机器人)的协议和合约
    不同协议利率的同化:提供汇合不同去中心化金融协议利率的平台有助于抵消某一个平台的风险,而且还无需支付经常性的矿工费。因此,它可能进一步导致协议之间的利率趋同。



此外,未来的分析还必须考虑新的方面,如预言机价差套利机会或在 Uniswap 等其他去中心化金融平台上发现机会。最终,利率互换 25 或对利率变化趋势进行市场对冲 26 可能会进一步带来一系列全新的交易机会。


参考

    Amber 集团。《以太坊利率套利》 (2018)。https://medium.com/amber-group/interest-rate-arbitrage-on-ethereum-621813ae7c0
    Compound。《Compound: 货币市场协议》(2019 年)。https://compound.finance/documents/Compound.Whitepaper.pdf
    Dharma (Max Bronstein)。《Dharma 市场报告# 6 -去中心化金融的交易策略》 (2019 年)https://blog.dharma.io/dharma-markets-report-6-trading-strategies-in-defi-b7651378bedb
    dYdX (Antonio Juliano)。 《dYdX:去中心化现货杠杆交易和衍生品的标准》(2017 年)。https://whitepaper.dydx.exchange/
    Kyber Network。《Kyber:链上流动性协议 v0.1》(2019 年)。 https://files.kyber.network/Kyber_Protocol_22_April_v0.1.pdf
    Pintail。《了解 Uniswap 收益率》(2019).Https://medium.com/@pintail/understanding-uniswap-returns-cc593f3499ef
    Placeholder (Alex Evans)。《去中心化金融流动性模型》 (2019)。https://www.placeholder.vc/blog/2019/4/9/defi-liquidity-models
    Uniswap。《Uniswap 白皮书》 (2019)。https://hackmd.io/@477aQ9OrQTCbVR3fq1Qzxg/HJ9jLsfTz?type=view

    1 参见我们最近关于「代币化世界」的报告。https://info.binance.com/en/research/marketresearch/tokenization.html
    2 CeFi 表示中心化融资。在本报告中,它包括非加密货币金融机构和托管平台,如中心化交易平台 (如币安、Coinbase) 或中心化贷款平台 (Nexo、BlockFi)。
    3 我们过去关于《用比特币进行多样化投资的好处》的报告简要讨论了由于精明套利者日益增多,跨交易平台的价格低效率问题已几乎不存在。https://info.binance.com/en/research/marketresearch/portfolio-1.html
    4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基本上都是与套利类似的机会。套利意味着同一资产之间存在价格差异,以及确保能够盈利。在本报告中,套利机会也指非常相似的资产 (如 USDC 和美元) 之间的价格差异。
    5 使用的是 2019 年 9 月 23 日 The Simple Dollar 的检索数据,假设投资者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其 FICO 信用评分达到 720 分以上。
    6 截至 2019 年 9 月 23 日,DeFi Pulse 将 Compound 列为第二大去中心化金融应用。
    7 与 Compound 相关的风险示例见:https://medium.com/@ameensol/what-you-should-know-before-putting-half-a-million-dai-in-compound-fafdb264 5f77 大多数平台都存在类似的风险。平台由第三方审计。点击查看 Compound 或 dYdX 接受审计的例子。
    8 Compound 计划向去中心化治理转变。
    9 2019 年 9 月 10 日,在 Compound 上为 5 枚 ETH 投保 90 天的保险费率约为 0.30%,而投保 365 天的保险费率约为 1.30%。
    10 https://blockfi.com/terms/
    11 https://www.coindesk.com/crypto-lending-startup-blockfi-slashing-interest-rates-on-ether-deposits
    12 例如,在 Nexus Mutual 上,为 5 枚 ETH 投保 90 天的保险费率约为 2.17%,投保 365 天的保险费率约为 8.57%,值得注意的是,针对 dYdX 的保险比针对 Compound 的保险要贵得多。
    13 https://www.binance.com/en/lending/products
    14 例如,ETH 的固定提现费为 0.01ETH。https://www.binance.com/en/fee/schedule
    15 也可以使用 Coinbase Pro 或其他中心化交易平台,因为它们通常显示出更高的流动性。然而,这一策略旨在成为一个「纯去中心化金融」策略。
    16 这可能会导致 DAI 的稳定费率 (Stability Fee) 上涨,而且由于 Compound 市场利率也可能上升,因此可能会引发人们对这种利差交易策略产生兴趣。
    17 需要支付两次:用 USDC 购买 DAI,然后卖掉 DAI,买回 USDC。
    18 Amber group 的一份研究报告也对这种机会进行了研究分析。
    19 https://medium.com/@ameensol/what-you-should-know-before-putting-half-a-million-dai-in-compound-fafdb264 5f77
    20 Compound: https://github.com/compound-finance/compound-oracle/blob/master/docs/Oracle-Specification.pdf
    MakerDao: https://github.com/makerdao/medianizer
    21 有趣的是,贷款人和借款人之间持续的不匹配可以解释这一问题。借入以太坊的潜在需求非常少,因为没有人想做空以太坊。
    22 https://medium.com/instadapp/bridge-protocols-eb14b2dd0fe7
    23 https://medium.com/primeradiant/introducing-metamoneymarket-62b23969c7ea
    24 https://medium.com/@staked/https-medium-com-staked-announcing-robo-advisor-for-yield-ray-9d7395e84769
    25 https://cherryswap.now.sh/
    26 以 2019 年在 ETHBoston 黑客马拉松期间创建的 Suma 为例,https://devpost.com/software/suma



来源链接:https://info.binance.com/cn/research/marketresearch/img/issue19/Binance-Research-DeFi-2-CN.pdf

DCG年度调查:60多家投资组合公司看到的区块链未来是什么?

投研8btc 发表了文章 • 4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近23%的投资组合公司认为,资产代币化将是区块链的下一个主要用途。60多家投资组合公司参与了数字货币集团(DCG)的调查。

根据DCG 2019年的年度调查,22.73%的投资组合公司表示,区块链将主要用于资产代币化,而30%的受访者认为这项技术的未来用途是支付。

在上述行业中,紧随其后的是数字身份和所有权、创建唯一事实来源。分别有4.55%和7.58%的投资组合公司看到了区块链技术在供应链跟踪、隐私和安全技术方面的未来。

当被问及他们对未来五年比特币最大用例的预测时,超过71%的受访者表示,比特币将成为一种价值储存手段。其余的调查参与者指出了比特币在日常商业、跨境汇款、绕过专制政权和支付网络等方面的可能应用。

在监管问题方面,31%的受访公司指出2019年监管缺乏进展,而53%的受访者认为,与其他威胁相比,监管环境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头号公敌”。

9月下旬,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KPMG)公布的一项调查表明,82%的消费者愿意使用开放区块链代币作为一个现有的忠诚计划的一部分,79%的受访者表示, 如果代币使用起来既简单又直观,他们会更愿意使用区块链代币

同月,荷兰国际集团银行的调查显示,41%的欧洲人对加密货币寄予厚望,23%的欧洲人对加密货币的期望值很低。值得注意的是,32%的受访者认为加密货币是在线消费的未来。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Xiran Ding
本文来自比推bitpush.news,转载需注明出处。 查看全部
20191010084155LhLf.jpg


近23%的投资组合公司认为,资产代币化将是区块链的下一个主要用途。60多家投资组合公司参与了数字货币集团(DCG)的调查。

根据DCG 2019年的年度调查,22.73%的投资组合公司表示,区块链将主要用于资产代币化,而30%的受访者认为这项技术的未来用途是支付。

在上述行业中,紧随其后的是数字身份和所有权、创建唯一事实来源。分别有4.55%和7.58%的投资组合公司看到了区块链技术在供应链跟踪、隐私和安全技术方面的未来。

当被问及他们对未来五年比特币最大用例的预测时,超过71%的受访者表示,比特币将成为一种价值储存手段。其余的调查参与者指出了比特币在日常商业、跨境汇款、绕过专制政权和支付网络等方面的可能应用。

在监管问题方面,31%的受访公司指出2019年监管缺乏进展,而53%的受访者认为,与其他威胁相比,监管环境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头号公敌”。

9月下旬,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KPMG)公布的一项调查表明,82%的消费者愿意使用开放区块链代币作为一个现有的忠诚计划的一部分,79%的受访者表示, 如果代币使用起来既简单又直观,他们会更愿意使用区块链代币

同月,荷兰国际集团银行的调查显示,41%的欧洲人对加密货币寄予厚望,23%的欧洲人对加密货币的期望值很低。值得注意的是,32%的受访者认为加密货币是在线消费的未来。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Xiran Ding
本文来自比推bitpush.news,转载需注明出处。

Devcon大会首日精编:状态租金、Uniswap和Plasma的第二层DEX

资讯odaily 发表了文章 • 4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对于以太坊社区来说,今年最值得关注的无疑是正在日本大阪举行的 Devcon 开发者大会,由于大部分去中心化金融(DeFi)应用程序都建立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因此以太坊稍有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对 DeFi 行业产生巨大影响。

 
以太坊开发人员表示“状态租金”会被推迟
 

首日最重要的话题就是对以太坊路线图的讨论,这实际上是关于以太坊最具争议性话题的非结构化对话。

本次Devcon大会的每个会议房间都被人挤得满满的,由于椅子被抢光,很多人不得不坐在地板和桌子上,有的甚至要靠墙站着。如下图所示: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首日 Devcon 大会有哪些重点内容:

1、状态租金,或是开发人员在以太坊网络里存储器应用程序需要支付某些费用或税款的想法将会被推迟。

以太坊开发者社区正面临一些决定以太坊网络可用性的艰难决定,一些核心开发人员预测如果以太坊的状态大小继续以目前的速度增长,以太坊网络将在三年内崩溃。减缓其增长的首要解决方案是征收“状态租金(state rent)”,即向服户收取存储数据的费用。但并非所有人都同意状态大小问题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紧迫。此外,这可能会对用户的体验产生不愉快的影响,并且可能对现有应用程序产生负面影响,因为如果实施的话,可能会改变编程范式(programming paradigm),甚至可能产生人们意想不到的后果。事实上,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 Alexey Akhunov 正在努力指定第一个可行的无状态客户端版本,目标是给以太坊当前版本提供足够的运行空间,确保以太坊 2.0 顺利上线。

开发人员和研究人员必须要找到解决上述问题的方案,这对以太坊生存至关重要。如今,以太坊网络利用率已经接近 100%,如果达到满负荷使用的话,网络速度将会变得非常慢,届时肯定会增加更多风险。状态租金的本意,其实是要求某些存储必须被强制离开以太坊网络。

2、以太坊和以太坊 2.0 之间的关系尚未被定义。在本届 Devcon 大会上提出了一些观点,他们认为 ETH1 将会成为 ETH2 的一个分片,类似于主网的分支。或者,ETH 1 有可能会继续与 ETH 2 并行存在。

3、开发人员正在考虑消除所有节点拥有完整以太坊交易历史数据的需求,这么做的目的也许是为了让更多人可以更轻松运行以太坊节点。

4、讨论了 ProgPow 共识机制,ProgPoW 也是一种工作量证明算法,旨在缩小专用 ASIC之间的效率差距,因此也更倾向于基于 GPU 的矿工。ProgPoW 几乎利用了 GPU 的所有性能,并预先为以太坊网络中最常见的硬件进行了调整和优化。之所以要与 ASIC 矿工对抗,是因为一些开发人员担心使用更昂贵的 ASIC 挖矿设备会大幅提升矿工能力,继而导致网络中心化程度越来越高。

在本届 Devcon 大会上,以太坊开发人员对于 ProgPow 的主要观点是:应该对此进行基于事实的讨论,而不是像过去那样,采取将人们(比如 ASIC 矿工)赶出社区的人身攻击。


Uniswap和Plasma发布了一个更具扩展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Demo


在本届 Devcon 大会上,Uniswap 和 Plasma Group 发布了一个第二层交易所 Demo,这个全新方案可能为去中心化金融带来更高的可扩展性,也能解决网络高峰拥堵的问题。Uniswap 表示,这个 Demo 是在以太坊 Ropsten 测试网上运行的,每秒可以处理大约 250 笔交易,预计正式上线时的生产版本会得到进一步优化,届时每秒应该可以处理约 2000 笔交易。

大多数去中心化金融项目会在链上确认每一笔交易,但这种处理方式的效率很慢,而且会将每秒交易数量限制在 15 笔左右。现在有了第二层可扩展解决方案,比如本例中使用的 Optimistic Rollup,能够允许每秒处理更多交易。

据称,Uniswap 和 Plasma Group 在 Devcon 大会上演示了如何购买 PIGI 或 UNI 代币。


Devcon 大会最佳推文


最佳推文 1:DAI 设计了一个货币 Logo






最佳推文 2:有谁注意到狗狗币分叉了?







原文:https://thedefiant.substack.com/p/devcon-day-1-ethereum-roadmap-uniswap
原文来自 substack,原文作者:Camila Russo
译者:Odaily 星球日报 Moni 查看全部
20191010093636xxvQ.jpg!heading_.jpg


对于以太坊社区来说,今年最值得关注的无疑是正在日本大阪举行的 Devcon 开发者大会,由于大部分去中心化金融(DeFi)应用程序都建立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因此以太坊稍有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对 DeFi 行业产生巨大影响。

 
以太坊开发人员表示“状态租金”会被推迟
 

首日最重要的话题就是对以太坊路线图的讨论,这实际上是关于以太坊最具争议性话题的非结构化对话。

本次Devcon大会的每个会议房间都被人挤得满满的,由于椅子被抢光,很多人不得不坐在地板和桌子上,有的甚至要靠墙站着。如下图所示:

20191010093636E2dd.png!heading_.jpg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首日 Devcon 大会有哪些重点内容:

1、状态租金,或是开发人员在以太坊网络里存储器应用程序需要支付某些费用或税款的想法将会被推迟。

以太坊开发者社区正面临一些决定以太坊网络可用性的艰难决定,一些核心开发人员预测如果以太坊的状态大小继续以目前的速度增长,以太坊网络将在三年内崩溃。减缓其增长的首要解决方案是征收“状态租金(state rent)”,即向服户收取存储数据的费用。但并非所有人都同意状态大小问题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紧迫。此外,这可能会对用户的体验产生不愉快的影响,并且可能对现有应用程序产生负面影响,因为如果实施的话,可能会改变编程范式(programming paradigm),甚至可能产生人们意想不到的后果。事实上,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 Alexey Akhunov 正在努力指定第一个可行的无状态客户端版本,目标是给以太坊当前版本提供足够的运行空间,确保以太坊 2.0 顺利上线。

开发人员和研究人员必须要找到解决上述问题的方案,这对以太坊生存至关重要。如今,以太坊网络利用率已经接近 100%,如果达到满负荷使用的话,网络速度将会变得非常慢,届时肯定会增加更多风险。状态租金的本意,其实是要求某些存储必须被强制离开以太坊网络。

2、以太坊和以太坊 2.0 之间的关系尚未被定义。在本届 Devcon 大会上提出了一些观点,他们认为 ETH1 将会成为 ETH2 的一个分片,类似于主网的分支。或者,ETH 1 有可能会继续与 ETH 2 并行存在。

3、开发人员正在考虑消除所有节点拥有完整以太坊交易历史数据的需求,这么做的目的也许是为了让更多人可以更轻松运行以太坊节点。

4、讨论了 ProgPow 共识机制,ProgPoW 也是一种工作量证明算法,旨在缩小专用 ASIC之间的效率差距,因此也更倾向于基于 GPU 的矿工。ProgPoW 几乎利用了 GPU 的所有性能,并预先为以太坊网络中最常见的硬件进行了调整和优化。之所以要与 ASIC 矿工对抗,是因为一些开发人员担心使用更昂贵的 ASIC 挖矿设备会大幅提升矿工能力,继而导致网络中心化程度越来越高。

在本届 Devcon 大会上,以太坊开发人员对于 ProgPow 的主要观点是:应该对此进行基于事实的讨论,而不是像过去那样,采取将人们(比如 ASIC 矿工)赶出社区的人身攻击。


Uniswap和Plasma发布了一个更具扩展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Demo


在本届 Devcon 大会上,Uniswap 和 Plasma Group 发布了一个第二层交易所 Demo,这个全新方案可能为去中心化金融带来更高的可扩展性,也能解决网络高峰拥堵的问题。Uniswap 表示,这个 Demo 是在以太坊 Ropsten 测试网上运行的,每秒可以处理大约 250 笔交易,预计正式上线时的生产版本会得到进一步优化,届时每秒应该可以处理约 2000 笔交易。

大多数去中心化金融项目会在链上确认每一笔交易,但这种处理方式的效率很慢,而且会将每秒交易数量限制在 15 笔左右。现在有了第二层可扩展解决方案,比如本例中使用的 Optimistic Rollup,能够允许每秒处理更多交易。

据称,Uniswap 和 Plasma Group 在 Devcon 大会上演示了如何购买 PIGI 或 UNI 代币。


Devcon 大会最佳推文


最佳推文 1:DAI 设计了一个货币 Logo

20191010093635JMgC.jpg!heading_.jpg


最佳推文 2:有谁注意到狗狗币分叉了?

201910100936379xH0.jpg!heading_.jpg



原文:https://thedefiant.substack.com/p/devcon-day-1-ethereum-roadmap-uniswap
原文来自 substack,原文作者:Camila Russo
译者:Odaily 星球日报 Moni

diss比特币、缺钱、开发没战略,V神和社区成员在年度最大盛会Devcon上还在讨论什么?

项目8btc 发表了文章 • 4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对比特币社区的以太坊批评者来说,上个月可以说是抓到了以太坊的“把柄”。

全球市值第二大加密货币、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约瑟夫•卢宾(Joseph Lubin)在特拉维夫(Tel Aviv)的Ethereal大会上承认,以太坊网络最初的形式并不适合大规模使用。这位ConsenSys CEO表示,“我们知道它肯定不会扩展。”

可以预见的是,“热心的”bitcoiners立刻在低下对以太坊发出“骗局”的叫喊。但Lubin的声明至少在Devcon(以太坊社区最大和最有影响力的年度聚会)上对以太坊的粉丝来说并不可耻,大约3000名与会者本周聚集在日本大阪。

即使那些知道“以太坊的第一个版本是不可扩展”的人也不认为以太坊早期的市场宣传是误导。他们将“技术迭代”视为发展的一个固有的过程。

“Bitcoiners有点像铁杆法西斯天主教徒,认为其他一切都是错的,”以太坊创业公司 Status的研究员迪安•伊特曼(Dean Eigenmann)说。

今年的Devcon大会的乐观氛围强调了比特币和以太坊之间的区别,这已经成为以太坊自己的不容小觑的力量:比特币是一种个人主义的货币资产,而以太坊,尽管它通向大规模采用的道路可能错综复杂,却是一个共同的承诺,继续共同试验智能合约。

Summa的联合创始人詹姆斯•普雷斯特里奇(James Prestwich)是一个旨在在比特币和以太坊之间创造跨链资本流动的项目的负责人之一。即使一条区块链显示的内容与最初的白皮书有所不同,也不会使它成为一个骗局。

    “有些东西将在10年后出现。它可能与今天存在的[以太坊]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可能不会有很好的连续性,”普雷斯特里奇说。“但名为以太坊的某些东西将在10年后出现。”


说到由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作为领导者之一的以太坊基金会,伊特曼补充道:

    “基金会没有拿了钱就跑。”


那么,Vitalik在2014年向散户投资者出售了700多万代币以启动该网络之后,他们实现了什么呢?

首先,它们催生了一个全球生活方式品牌。有一种独特的美学定义了以太坊的活动,从彩虹和柔和的调色板,素食者友好的小吃,到关于普惠金融的主题小组讨论。

周二聚集的许多Devcon与会者都曾将自己的钱投入由开源软件管理的公共资金池,其中包括价值超过5.37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被锁定在去中心化金融(DeFi)应用中。如果说bitcoiners喋喋不休地说比特币“自由”不受审查,那么以太坊的粉丝则专注于创建“开放”和“协作”的平台,它们的治理比传统机构更加平等。

最重要的是,最初的以太坊平台激发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活动,从代币销售到DeFi贷款,并影响了监管机构对融资后“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的看法。据初创公司Dappros称,以太坊平台还吸引了全球逾1.7万名开发人员的忠实拥趸。

但对于这笔应计价值能否转化到下一个版本的智能合约平台(以太坊2.0),目前尚无定论。

 
“缺乏战略”
 

Devcon的与会者并不羞于讨论未来的道路,也不羞于讨论谁来资助这项工作。

根据以太坊客户端Parity的通讯主管Peter Mauric的说法,大部分与以太坊相关的资助项目现在将优先创建一个新的区块链——Eth 2.0。了解这类开发计划的消息人士估计,建造下一个版本的以太坊至少需要两年时间。

    “没有人真正知道当Eth 2诞生时,Eth 1那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Mauric告诉CoinDesk。“在目前的区块链客户端中,没有太多的新开发。大部分正在进行的工作是维护。”


正如Prestwich所解释的,今年冬天,Eth 2的第一阶段——被称为0阶段——即将到来:

    “移到0阶段区块链的ETH将被转换为一个新的代币。这些代币不能在链上移动。至少在发布6个月后,经过一个硬分叉将将添加传输功能。在那之前,用户是被锁定的。”


在可预见的未来,如何将数百个基于以太坊的代币和智能合约(包括DeFi项目)迁移到新链上,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计划。

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的开发者杰米·皮茨(Jamie Pitts)在周二的Devcon大会开幕式上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我觉得他们缺乏策略," Pitts说。"“我认为有很多团队在研究自己的想法,但缺乏协调。”

根据詹姆斯·贝克(James Beck)的说法,有9个团队正在为即将到来的Eth 2区块链进行客户端开发服务,包括Protocol Labs、Chainsafe和ConsenSys旗下的初创公司PegaSys。

然而,据几位以太坊基础设施项目的知情人士表示,大部分用于ETH 1和ETH 2发展的资金仍然来自以太坊基金会或ConsenSys,另外还有较小的融资机制(如MolochDAO,Meta Cartel,这两个也接受公众捐款,为以太坊发展提供资金)。Pitts表示这与他无关,因为这些资助者不能控制开发选择。

Status的一人ETH 2团队Eigenmann,告诉CoinDesk这项工作对他来说不是优先的,因为他没有获得上述参与者的资金。因此,一名Parity的工作人员在开幕式上站起来,说“找到更多的方法来为协议设计筹集资金”是当务之急。

然后,在下午关于从Eth 1过渡到Eth 2的讨论会上,Buterin说,“最终”将会有一个路线图来将代币过渡到新系统,“几乎不会有任何中断”。听众就Eth 2上的新代币的价格提出了几个问题,这些资产之间的公开市场上的价格变化将会发生什么,以及在过渡期间交易所如何支持流动性。包括Buterin在内的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Zcash基金会主任Josh Cincinnati表示,以太坊除了依赖创始人的资金外,如何实现多样化仍有许多未解的问题,但它已经实现了自下而上、高度去中心化的参与。

Cincinnati说:

    “事实证明,以太坊的真正擅长之处在于让开发者能够接触到新奇的金融合约。”

  

平行宇宙
 

Eth2.0并不是以太坊社区第一次创建新的生态链,许多粉丝相信以太坊生态系统有可能同时保持健康。

早在2016年,由于在如何解决The DAO攻击存在不同意见,社区最终分割成以太坊经典(ETC,真正“原始”的以太坊)和我们现在称为的“以太坊(ETH 1)。今天,CoinMarketCap上显示,ETC市值超过5.25亿美元,而Ethereum则达到了195亿美元。

同样,Nethermind创始人Tomasz Kajetan Stańczak表示,他的团队计划继续维持当前版本的以太坊客户端,只要人们使用它。

“我们相信,在某种程度上,这将是永远的,”他说,并补充说,他的初创公司自2017年以来获得15万美元资金,其中至少三分之一的资金直接来自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目前,我们正在向社区(未来的)投资者展示,我们提供了一款重要且高质量的产品,将长期造福于以太坊和DeFi。”






Stańczak表示,他的公司还计划建设ETH 2.0基础设施,因为他相信社区明白ETH 1.0不能扩展到满足用户需求。

    “就像互联网连接带宽一样,我不指望以太坊的用户会对容量感到满意,”他说。“我认为以太坊是一种有限的资源。……有很多想法可以极大地优化平台的可用性。”


事实上,以太坊的区块链空间是有限的资源。由于该系统的拥堵瓶颈,9月下旬交易费飙升至每天35万美元。正如Coin Metrics的一份报告所指出的,由于缺乏足够的容量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这些区块几乎已经被塞满了94%。

此外,这个超载的系统已经依赖于企业基础设施提供商,如谷歌云和亚马逊网络服务。

根据区块链创业公司Chainstack的调查,超过57%的以太坊节点运行在这样的云托管提供商上。因此,如果这些公司中的任何一家停止支持专业的节点操作人员,区块链将会损失大量的容量。

然而,以太坊的粉丝对此并不担心。与bitcoiners对手相比,他们不太注重最小化信任。

Mauric告诉CoinDesk,个人“几乎没有理由”运行自己的档案节点。他预计,大部分工作将继续外包给服务提供商,如ConsenSys的项目Infura。 此外,他还认为,在需要验证事务的罕见情况下,功能有限的精简以太坊节点仍然可以验证事务。


Vitalik的观点


从Buterin的观点来看,Eth 1是一个成功的实验,它为Eth 2铺平了道路,后者需要在实时交易之前通过PoS来专注激励。

“我认为以太坊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ICO的繁荣几乎是一手资助了对所有这些通用密码学的研究,”Buterin告诉CoinDesk,他指的是2017年ICO的爆炸式增长,其中许多是用以太坊的代币进行的。

至于第二层的解决方案,即允许大量的交易在链下进行,并保留以太坊的账簿作为最终结算,但Buterin表示,有些方案的进展“比预期慢”。雷电网络(Raiden)和Plasma等离子都没有发展太快。但人们仍在反复尝试,并为此努力。”

不过,他也提到了来自商界人士的压力,他们不鼓励他公开谈论这些扩容挑战。

    “他们跟我说你不应该说你自己的平台有局限性,”Buterin说。


Buterin说,以太坊基金会这个由主管Aya Miyaguchi负责日常工作的非盈利基金会至少还可以资助发展和继续发展社区6年时间。

“有很多新面孔,”他补充道:

    “大多数Eth 2的研发团队,在2018年之前都还没有成立。”


一旦阶段0在今年冬天激活“信标链”,启动建造Eth 2的第一阶段,持有者将能够兑现他们原来的ETH,并“押注”他们来运行新的链。从理论上讲,这将激励社区在新链上工作,直到它可用为止。

Mauric估计,制造跨链工具需要“几年时间”。MakerDAO基金会的Porcaro告诉CoinDesk,他的项目领导有兴趣了解更多关于向Eth 2迁移的信息。但他的基金会拒绝就以太坊支持的DeFi系统的未来发表任何声明,至少在目前阶段是这样。

同样地,许多象征性的粉丝预计,即使在其主要资金来源——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和ConsenSys——将资源集中在构建新平台上之后,目前的以太坊系统仍将继续存在。

“我相信,很长一段时间里,以太坊仍将是DeFi和许多其他区块链解决方案的主要平台,”Stańczak说:

    “它会成长,会变得更加强大。”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scam-or-iteration-at-devcon-ethereum-diehards-still-believe-in-2-0
作者:Leigh Cuen
编译:Kyle 查看全部
201910100245286720.jpeg


对比特币社区的以太坊批评者来说,上个月可以说是抓到了以太坊的“把柄”。

全球市值第二大加密货币、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约瑟夫•卢宾(Joseph Lubin)在特拉维夫(Tel Aviv)的Ethereal大会上承认,以太坊网络最初的形式并不适合大规模使用。这位ConsenSys CEO表示,“我们知道它肯定不会扩展。”

可以预见的是,“热心的”bitcoiners立刻在低下对以太坊发出“骗局”的叫喊。但Lubin的声明至少在Devcon(以太坊社区最大和最有影响力的年度聚会)上对以太坊的粉丝来说并不可耻,大约3000名与会者本周聚集在日本大阪。

即使那些知道“以太坊的第一个版本是不可扩展”的人也不认为以太坊早期的市场宣传是误导。他们将“技术迭代”视为发展的一个固有的过程。

“Bitcoiners有点像铁杆法西斯天主教徒,认为其他一切都是错的,”以太坊创业公司 Status的研究员迪安•伊特曼(Dean Eigenmann)说。

今年的Devcon大会的乐观氛围强调了比特币和以太坊之间的区别,这已经成为以太坊自己的不容小觑的力量:比特币是一种个人主义的货币资产,而以太坊,尽管它通向大规模采用的道路可能错综复杂,却是一个共同的承诺,继续共同试验智能合约。

Summa的联合创始人詹姆斯•普雷斯特里奇(James Prestwich)是一个旨在在比特币和以太坊之间创造跨链资本流动的项目的负责人之一。即使一条区块链显示的内容与最初的白皮书有所不同,也不会使它成为一个骗局。


    “有些东西将在10年后出现。它可能与今天存在的[以太坊]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可能不会有很好的连续性,”普雷斯特里奇说。“但名为以太坊的某些东西将在10年后出现。”



说到由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作为领导者之一的以太坊基金会,伊特曼补充道:


    “基金会没有拿了钱就跑。”



那么,Vitalik在2014年向散户投资者出售了700多万代币以启动该网络之后,他们实现了什么呢?

首先,它们催生了一个全球生活方式品牌。有一种独特的美学定义了以太坊的活动,从彩虹和柔和的调色板,素食者友好的小吃,到关于普惠金融的主题小组讨论。

周二聚集的许多Devcon与会者都曾将自己的钱投入由开源软件管理的公共资金池,其中包括价值超过5.37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被锁定在去中心化金融(DeFi)应用中。如果说bitcoiners喋喋不休地说比特币“自由”不受审查,那么以太坊的粉丝则专注于创建“开放”和“协作”的平台,它们的治理比传统机构更加平等。

最重要的是,最初的以太坊平台激发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活动,从代币销售到DeFi贷款,并影响了监管机构对融资后“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的看法。据初创公司Dappros称,以太坊平台还吸引了全球逾1.7万名开发人员的忠实拥趸。

但对于这笔应计价值能否转化到下一个版本的智能合约平台(以太坊2.0),目前尚无定论。

 
“缺乏战略”
 

Devcon的与会者并不羞于讨论未来的道路,也不羞于讨论谁来资助这项工作。

根据以太坊客户端Parity的通讯主管Peter Mauric的说法,大部分与以太坊相关的资助项目现在将优先创建一个新的区块链——Eth 2.0。了解这类开发计划的消息人士估计,建造下一个版本的以太坊至少需要两年时间。


    “没有人真正知道当Eth 2诞生时,Eth 1那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Mauric告诉CoinDesk。“在目前的区块链客户端中,没有太多的新开发。大部分正在进行的工作是维护。”



正如Prestwich所解释的,今年冬天,Eth 2的第一阶段——被称为0阶段——即将到来:


    “移到0阶段区块链的ETH将被转换为一个新的代币。这些代币不能在链上移动。至少在发布6个月后,经过一个硬分叉将将添加传输功能。在那之前,用户是被锁定的。”



在可预见的未来,如何将数百个基于以太坊的代币和智能合约(包括DeFi项目)迁移到新链上,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计划。

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的开发者杰米·皮茨(Jamie Pitts)在周二的Devcon大会开幕式上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我觉得他们缺乏策略," Pitts说。"“我认为有很多团队在研究自己的想法,但缺乏协调。”

根据詹姆斯·贝克(James Beck)的说法,有9个团队正在为即将到来的Eth 2区块链进行客户端开发服务,包括Protocol Labs、Chainsafe和ConsenSys旗下的初创公司PegaSys。

然而,据几位以太坊基础设施项目的知情人士表示,大部分用于ETH 1和ETH 2发展的资金仍然来自以太坊基金会或ConsenSys,另外还有较小的融资机制(如MolochDAO,Meta Cartel,这两个也接受公众捐款,为以太坊发展提供资金)。Pitts表示这与他无关,因为这些资助者不能控制开发选择。

Status的一人ETH 2团队Eigenmann,告诉CoinDesk这项工作对他来说不是优先的,因为他没有获得上述参与者的资金。因此,一名Parity的工作人员在开幕式上站起来,说“找到更多的方法来为协议设计筹集资金”是当务之急。

然后,在下午关于从Eth 1过渡到Eth 2的讨论会上,Buterin说,“最终”将会有一个路线图来将代币过渡到新系统,“几乎不会有任何中断”。听众就Eth 2上的新代币的价格提出了几个问题,这些资产之间的公开市场上的价格变化将会发生什么,以及在过渡期间交易所如何支持流动性。包括Buterin在内的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201910100245263540.jpeg


Zcash基金会主任Josh Cincinnati表示,以太坊除了依赖创始人的资金外,如何实现多样化仍有许多未解的问题,但它已经实现了自下而上、高度去中心化的参与。

Cincinnati说:


    “事实证明,以太坊的真正擅长之处在于让开发者能够接触到新奇的金融合约。”


  

平行宇宙
 

Eth2.0并不是以太坊社区第一次创建新的生态链,许多粉丝相信以太坊生态系统有可能同时保持健康。

早在2016年,由于在如何解决The DAO攻击存在不同意见,社区最终分割成以太坊经典(ETC,真正“原始”的以太坊)和我们现在称为的“以太坊(ETH 1)。今天,CoinMarketCap上显示,ETC市值超过5.25亿美元,而Ethereum则达到了195亿美元。

同样,Nethermind创始人Tomasz Kajetan Stańczak表示,他的团队计划继续维持当前版本的以太坊客户端,只要人们使用它。

“我们相信,在某种程度上,这将是永远的,”他说,并补充说,他的初创公司自2017年以来获得15万美元资金,其中至少三分之一的资金直接来自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目前,我们正在向社区(未来的)投资者展示,我们提供了一款重要且高质量的产品,将长期造福于以太坊和DeFi。”

201910100245268333.jpeg


Stańczak表示,他的公司还计划建设ETH 2.0基础设施,因为他相信社区明白ETH 1.0不能扩展到满足用户需求。


    “就像互联网连接带宽一样,我不指望以太坊的用户会对容量感到满意,”他说。“我认为以太坊是一种有限的资源。……有很多想法可以极大地优化平台的可用性。”



事实上,以太坊的区块链空间是有限的资源。由于该系统的拥堵瓶颈,9月下旬交易费飙升至每天35万美元。正如Coin Metrics的一份报告所指出的,由于缺乏足够的容量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这些区块几乎已经被塞满了94%。

此外,这个超载的系统已经依赖于企业基础设施提供商,如谷歌云和亚马逊网络服务。

根据区块链创业公司Chainstack的调查,超过57%的以太坊节点运行在这样的云托管提供商上。因此,如果这些公司中的任何一家停止支持专业的节点操作人员,区块链将会损失大量的容量。

然而,以太坊的粉丝对此并不担心。与bitcoiners对手相比,他们不太注重最小化信任。

Mauric告诉CoinDesk,个人“几乎没有理由”运行自己的档案节点。他预计,大部分工作将继续外包给服务提供商,如ConsenSys的项目Infura。 此外,他还认为,在需要验证事务的罕见情况下,功能有限的精简以太坊节点仍然可以验证事务。


Vitalik的观点


从Buterin的观点来看,Eth 1是一个成功的实验,它为Eth 2铺平了道路,后者需要在实时交易之前通过PoS来专注激励。

“我认为以太坊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ICO的繁荣几乎是一手资助了对所有这些通用密码学的研究,”Buterin告诉CoinDesk,他指的是2017年ICO的爆炸式增长,其中许多是用以太坊的代币进行的。

至于第二层的解决方案,即允许大量的交易在链下进行,并保留以太坊的账簿作为最终结算,但Buterin表示,有些方案的进展“比预期慢”。雷电网络(Raiden)和Plasma等离子都没有发展太快。但人们仍在反复尝试,并为此努力。”

不过,他也提到了来自商界人士的压力,他们不鼓励他公开谈论这些扩容挑战。


    “他们跟我说你不应该说你自己的平台有局限性,”Buterin说。



Buterin说,以太坊基金会这个由主管Aya Miyaguchi负责日常工作的非盈利基金会至少还可以资助发展和继续发展社区6年时间。

“有很多新面孔,”他补充道:


    “大多数Eth 2的研发团队,在2018年之前都还没有成立。”



一旦阶段0在今年冬天激活“信标链”,启动建造Eth 2的第一阶段,持有者将能够兑现他们原来的ETH,并“押注”他们来运行新的链。从理论上讲,这将激励社区在新链上工作,直到它可用为止。

Mauric估计,制造跨链工具需要“几年时间”。MakerDAO基金会的Porcaro告诉CoinDesk,他的项目领导有兴趣了解更多关于向Eth 2迁移的信息。但他的基金会拒绝就以太坊支持的DeFi系统的未来发表任何声明,至少在目前阶段是这样。

同样地,许多象征性的粉丝预计,即使在其主要资金来源——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和ConsenSys——将资源集中在构建新平台上之后,目前的以太坊系统仍将继续存在。

“我相信,很长一段时间里,以太坊仍将是DeFi和许多其他区块链解决方案的主要平台,”Stańczak说:


    “它会成长,会变得更加强大。”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scam-or-iteration-at-devcon-ethereum-diehards-still-believe-in-2-0
作者:Leigh Cuen
编译:Kyle

Circle转型:从高盛、百度追捧,到放弃比特币支付改做稳定币

项目muggle 发表了文章 • 4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成立6年的Circle,是当之无愧的明星区块链项目——号称“美国版支付宝”,获得高盛、百度、比特大陆青睐,已完成5轮融资,总融资数超过2.5亿,高峰时期估值30亿美元。
    但Circle的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10月3日、4日,Circle在两天内向以太坊网络连续增发约5000万枚锚定美元的稳定币USDC,而算上之前的数目,Circle在两个月内增发了近1亿3000万枚USDC,折合人民币价值近10亿元。
    除了频繁增发USDC,今年以来,Circle将部分业务的运营地转移至百慕大,以及关停了旗下的Circle Pay和Circle Research服务。原本要做“支付业务”“现实虚拟世界桥梁”的Circle,如今布局交易所、更偏向加密货币交易产业链。
    从支付到交易所,转型后的Circle,能否继续获得监管、资本和用户的宠爱?



“美国版支付宝” 


曾经的Circle,有着“美国版支付宝”的美称。
 
2013年,杰瑞米·阿莱尔(Jeremy Allaire)创立了Circle,总部设在波士顿,最初定位于“消费金融公司”,旨在建立一个比特币支付和转账平台。
 
“当用户需要转移资金时,只需短期买进比特币,就能将关联账户中的美元或英镑等资金转移到其他账户了。”有业内人士这样描述其业务。
 
举个简单的例子,之前国际转账需要等待银行、SWIFT3-5个工作日的确认,但使用Circle,可以实现“现金——比特币——现金”,快速转账。
 
据麻瓜派了解,在创办Circle前,杰瑞米也曾创办过一个在线视频平台Brightcove,并成功上市纳斯达克。因此,出于对杰瑞米的信任,Brightcove的投资人们决定继续支持杰瑞米,给了他9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而这笔融资,“创下了当时加密货币公司有史以来的最高融资额”。
 
Circle意气风发,在外界还在争论、探讨比特币和区块链概念的时刻,继续得到高盛等知名风投机构的青睐,并获取了监管机构的高度认可。
 
2015年8月,Circle获得高盛集团和IDG资本领投的7000万美元融资;9月,Circle又拿到了纽约金融服务局颁发的第一张数字货币许可证BitLicense,这意味着Circle可在纽约州持证提供数字货币服务。
 
之后,Circle慢慢走进更广泛人群的视野。
 
拿到牌照后,Circle便宣布旗下的比特币应用程序Circle Pay可以支持人们进行比特币买卖和转账交易,转账的过程中没有手续费,用户可以通过绑定Visa和万事达卡在Circle账户中充值美元。
 
到了2015年年底,Circle将Circle Pay打造成了一个社交软件,与现在的微信类似,而这也为Circle的第一次转型埋下了伏笔。






2016年是Circle高歌猛进的一年。
 
4月,Circle拿到了英国金融服务监管局颁发的电子支付牌照,这也是英国监管机构首次向经营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业务的公司颁发许可证,意味着英国甚至整个欧盟区域都为Circle敞开了大门;
 
6月,Circle完成关键的D轮融资。这次融资,募集了6000万美元,IDG领投,并且有多家中国公司参与,百度、光大、宜信、中金甲子等众多中国企业纷纷跟投。
 
有了中国企业的加码,随后Circle便将业务扩展到中国,成立了分公司Circle China。TechCrunch此前文章显示,这有可能是(百度为首的)中国企业试图与“腾讯和支付宝抗衡”所采取的措施。
 
到了2016年9月,苹果IOS 10的iMessage上支持用户用短信进行美元、比特币等转账操作,而其中涉及到比特币转账的服务正是Circle提供的。
 
据36Kr此前文章显示,2016年Circle共处理10亿美元以上的交易,全年用户数量增长率超过1000%。
 
这是Circle发展的第一阶段:以比特币交易业务为核心。至此,Circle基本和比特币交易划上等号,“就差成立一个正式的交易所了”。
 
2016年底,比特币分叉、扩容之争愈演愈烈,上限为2100万的比特币显然满足不了Circle越来越壮大的交易体量。“三年过去了,比特币的发展速度放缓了很多。”杰瑞米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表示。
 
看到了比特币作为支付工具的缺陷,Circle于2016年12月7日宣布“放弃比特币业务”,保留比特币及美元等法币的转账业务,但用户无法进行比特币买卖,想要进行比特币买入卖出等交易的用户会被“导至Coinbase”。
 
或许是看到中国当时的社交支付十分繁荣,杰瑞米再次提到“社交支付”,并表示“Circle会把业务重心转移到社交支付上”。
 
不过,Circle接下来的布局,却和“社交支付”口号相差千万里。Circle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生意蠢蠢欲动。
 

“华尔街金融巨鳄”? 


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上,“最赚钱的”莫过于交易所——Circle发展第二阶段的关键词。
 
2017年10月,Circle推出“Circle Trade”,提供加密货币场外交易。截止到2018年2月,Circle Trade每月处理价值20亿美元的交易。
 
“杰瑞米淡化了比特币(支付)在Circle业务中所扮演的角色,开始做更多关于赚钱的工作。”在与杰瑞米交流后,Coindesk这样总结道。
 
2018年2月底,路透社消息称,Circle花4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数字货币交易所Poloniex(后文简称P网)。这一消息在当时的市场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而据星球日报此前文章显示,这一收购早在2017年就已完成。
 
据麻瓜派了解,在当时,大部分主流媒体对Circle这一举措非常看好。
 
《财富》杂志专门写了一篇Circle的特稿,文中指出,Circle已经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场外交易平台Circle Trade每月有着高达20亿美元的交易量,美国和英国的监管机构对其开放绿灯,IDG等主流资本也在持续加码,业务扩张到了中国市场,再加上收购P网后可以获得的客户,Circle可能会成为“华尔街金融巨鳄”。
 
市场、资本、监管、用户独宠Circle,天时地利人和,Circle全都拥有。
 
也有一部分人更关心Circle收购P网的影响。比如,P网是否能借助Circle的BitLicense成为了持牌数字货币交易所?Circle的法币通道提供给P网后,华尔街的正规军们多了一个光明正大投资数字货币的渠道?
 
专业人士的猜测中,隐隐透露出对P网本身的担忧。因为早期的P网饱受诟病,用户抱怨自己的存款不翼而飞、账户频繁被锁定、资金撤出困难等。甚至有twitter用户讽刺其为“国际黑手党”(international mafia)。






2018年7月,在拿到比特大陆1.1亿美元的投资2个月后,Circle联合比特大陆推出了锚定美元的稳定币USDC。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止目前,以太坊网络上流通的ERC 20 USDC约有4亿7600万枚,已上线的交易所包括Coinbase、OKEx、Poloniex、Kucoin等。
 
除此之外,Circle的布局也延伸到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方方面面。2018年10月,Circle收购股权众筹平台SeedInvest,建立Circle Reseach平台来提供加密货币行业消息和报告。
 
彼时的Circle俨然成为一个提供多样化加密货币业务的公司,其业务范围主要有6种:Circle Pay帮助客户免费转账;SeedInvest用于筹集资金;Circle Trade提供场外交易服务;Poloniex交易所提供不同的加密货币交易;USDC为Circle发行的稳定币。
 
从“美国版支付宝”到“未来的华尔街金融巨鳄”,Circle已然成为区块链创业领域最闪耀新星。但就在这扩展、转型的时刻,Circle发展遇到了问题。


裁员、违规、公司估值大跌 


据麻瓜派统计,Circle的问题最早出现在其公司估值的变化。
 
2019年2月,cointelegraph日本站文章指出,在SharesPost的股票交易平台上,Circle公司估值为7.05亿美元。而2018年5月,Circle获得比特大陆1.1亿美元投资时的估值高达30亿美元,短短9个月内,Circle的估值跌去了3/4。
 
5月,在Coindesk的一篇文章中显示,Circle已裁员30人,约占员工总人数的10%,后来接连又走了3位高管。
 
与此同时,在收购P网后,Circle与监管间的关系也变得紧张起来。
 
2019年5月13日,P网宣布将在美国用户的页面中下架9种加密货币。因为根据美国法律,这些代币已接近证券的概念,但它们却并未在SEC被注册,有违规风险。
 
而作为Circle业务重心之一的P网,作为一个加密货币交易所,其利润来源便是项目方的上币费和用户交易产生的手续费,同时下限多种加密货币对P网来说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
 
或许是因为P网业务受挫的缘故,作为Circle CEO的杰瑞米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在公开场合表达对美国现存加密货币监管政策的不满。
 
今年5月20日,杰瑞米更新了4年都没更新过的博客,发了一篇名为《美国加密货币政策需要改革》的文章,文中语气激昂的呼吁国会制定加密货币相关法案:
 

    我们正在向国会发起加密数字合法的诉求,我们正在向全球政策制定者发起加密数字合法的战斗(We are taking the fight for crypto to Congress!We are taking the crypto fight to policymakers globally)。







到了7月30日,被邀请参加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召开主题为“审查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监管框架”听证会时,杰瑞米也多次提及美国对加密货币行业缺乏透明开放的监管措施。
 

    不确定性和限制性监管环境的结果已经导致许多数字资产项目和公司在美国境外注册,并阻止美国个人和企业获得相关产品和技术;
    美国不应该用100年前的法律来监管21世纪的技术;
    监管机构应该制定专门的规则,而不是将加密活动纳入现有金融体系的监管中。


 
公司估值大跌、业务受挫、人才流失,不可否认,加密货币周期是其中一个因素,但作为曾经受到无数人追捧的明星项目,Circle需要寻找新方向。
 

砍掉支付、“逃离”美国 


据DAppTotal.com数据显示,从8月6日到10月4日,短短两个月的时间,Circle在以太坊网络上4次增发USDC,数额总计约一亿三千万枚,而杰瑞米也曾表示会将更多精力放在USDC和“建立免费,开放和透明的全球支付网络”上。
 
Circle开启了第三阶段。Circle未来将围绕USDC业务再次转型,而这又具体可以分为三个方向:
 
第一,砍掉社交支付、发行研报等业务。
 
今年6月,Circle宣布将逐步取消对其社交支付应用程序Circle Pay的支持,最终在9月30日完全取消对这一业务的支持。Finance Magnates文章指出,开始砍掉最初的支付业务,“标志着Circle产品方向的显著转变”。
 
9月25日,Circle在其官网上发表文章指出将暂停Circle Research项目,Circle官方表示“虽然我们在内容提供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现在是时候评估我们的贡献和整体战略了”。
 
第二,转移P网业务运营主体,“流浪”百慕大。
 
杰瑞米曾表示,70%的P网用户来自美国以外的地区,而美国SEC方面很容易将加密货币定义为证券,因此P网上的很多加密货币面临无法过审的风险,只能将P网的业务主体转移至监管环境更为宽松的百慕大。
 
今年7月23日,Circle宣布P网将获得百慕大数字资产业务许可执照。
 
据公开资料显示,百慕大地区在2018年就通过了数字资产业务法案(DABA),为加密货币行业提供了一个全面的框架。Circle还对外宣称,它是第一家获得百慕大F级(全部)DABA许可的主要加密金融公司,这也允许Circle提供支付、托管、交易等其他使用数字资产的金融服务。
 
麻瓜派发现,市场给出的回应也很积极,大部分用户并不在意P网或Circle主体业务的转移,反而表示理解和支持.






第三,宣布重启Trollbox。
 
2019年6月18日,杰瑞米在twitter宣布重新启用P网曾经关闭的Trollbox服务。
 
据麻瓜派了解,Trollbox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这是P网推出的加密货币社交平台,人们在上面可以进行实时聊天,交流行业内部消息和交易信息。
 
但P网于2017年6月份关停了Trollbox,理由是“减少对交易所如何处理用户资金的猜测”,因为Trollbox上的用户也会讨论关于P网的负面信息,例如冻结用户账户等。
 
这个单方面关停举动并不被用户接受,直到如今,依旧有网友指责P网,他们认为“P网有Trollbox的时候是很辉煌的,关闭Trollbox之后就开始一路下滑了”“有Trollbox的那些年是很有趣的”。
 
而今Circle决定重启Trollbox,一方面是由于此前有过做社交的经验,一方面也是为了通过建立社交来获客。
 





砍掉早期的社交支付业务,“弃车保帅”;转移旗下交易所主体至百慕大,及时抽身;重启Trollbox,则是更为长远的打算。如今的Circle已经不是“支付宝”“金融巨鳄”,而是在加密货币赛道上越走越远。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杰瑞米频繁指责美国的加密货币监管环境不友好,但Circle却仍未放弃迎合美国监管。
 
今年4月份,之前被Circle收购的股权众筹平台SeedInvest获得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授予的另类交易系统(ATS)许可证。而SeedInvest也是第一个获得FINRA批准经营二级交易市场的股权众筹平台。
 
这也意味着,即使有了“逃离”美国的打算,Circle仍不死心,希望通过股权众筹平台的合规化来帮助实现代币证券化,进而使得融资更方便。彼时Circle发言人也对此表示,“这是实现代币化证券愿景的重要一步”。
 
经历了一系列调整改革后,Circle的未来能行稳致远吗?
 

比特币支付是个“伪需求”? 


今年5月份,The Block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指出,Circle正寻求1.5亿美元的融资,目前融资进展如何,外界并不知晓。
 
但可以肯定的是,Circle未来之路依然充满挑战。
 
最直接的挑战依然是监管。如今,美国对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的监管已经有了一定的框架,而且更加细致、深入行业。Circle想在美国深入发展,必须学习Coinbase的做法,密切联系且服从监管。
 
否则,Tether就是前车之鉴——最近Tether不仅陷入了和美国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法律纠纷,还面临集体诉讼的危机,被要求赔偿投资者1.4万亿美元。
 
其次,转型之后,Circle的发展重心将放到USDC上,但这样就必须面临与USDT等其他稳定币竞争的问题。
 
截至目前,以太坊网络上的ERC20 USDC共计约4亿7600万枚。据Blockchain.com在2019年2月份发布的稳定币报告显示,稳定币市场中USDT占了2/3(约67%)的份额,USDC虽仅次于USDT,先所占份额却只有约9%。如何突围,占据更多市场份额,是USDC的挑战。





 
再次,即使Circle把业务主体移去了监管环境更为宽松、透明的百慕大,也并不意味着“绝对安全”。
 
Facebook为了躲避美国严格的监管环境,将其数字货币项目Libra的运营主体设在瑞士。但上个月,瑞士却突然“变脸”,表示将对Libra采取“严格的监管措施”。
 
出于同样目的把业务主体转移到百慕大的Circle,是否也会遭到百慕大监管机构的“背叛”?这些问题值得Circle认真思考。
 
从Circle的历程,麻瓜派得出两个结论:一是加密货币创业最让人趋之若鹜的依然是交易所生意;二是加密货币支付并不好做。
 
当初获得高盛、百度投资时,Circle的业务方向是比特币支付;比特币支付遇到问题后,Circle提出了“社交支付”,如今社交支付Circle Pay业务已经被砍掉。
 
加密货币支付不好做。一方面,比特币支付市场很小。比特币本身最大的价值在于投资和保值,大部分人不会花比特币来购买日用品;另一方面,电子支付行业已基本成熟。例如,支付宝也接入了区块链技术,在东南亚市场开发了9个电子钱包。
 
如今,暂时接下“沟通现实与虚拟世界”任务的是稳定币,Circle的未来将走向何方,我们也会继续关注。 查看全部
Circle-pay-review-referral-code.jpg


    成立6年的Circle,是当之无愧的明星区块链项目——号称“美国版支付宝”,获得高盛、百度、比特大陆青睐,已完成5轮融资,总融资数超过2.5亿,高峰时期估值30亿美元。
    但Circle的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10月3日、4日,Circle在两天内向以太坊网络连续增发约5000万枚锚定美元的稳定币USDC,而算上之前的数目,Circle在两个月内增发了近1亿3000万枚USDC,折合人民币价值近10亿元。
    除了频繁增发USDC,今年以来,Circle将部分业务的运营地转移至百慕大,以及关停了旗下的Circle Pay和Circle Research服务。原本要做“支付业务”“现实虚拟世界桥梁”的Circle,如今布局交易所、更偏向加密货币交易产业链。
    从支付到交易所,转型后的Circle,能否继续获得监管、资本和用户的宠爱?




“美国版支付宝” 


曾经的Circle,有着“美国版支付宝”的美称。
 
2013年,杰瑞米·阿莱尔(Jeremy Allaire)创立了Circle,总部设在波士顿,最初定位于“消费金融公司”,旨在建立一个比特币支付和转账平台。
 
“当用户需要转移资金时,只需短期买进比特币,就能将关联账户中的美元或英镑等资金转移到其他账户了。”有业内人士这样描述其业务。
 
举个简单的例子,之前国际转账需要等待银行、SWIFT3-5个工作日的确认,但使用Circle,可以实现“现金——比特币——现金”,快速转账。
 
据麻瓜派了解,在创办Circle前,杰瑞米也曾创办过一个在线视频平台Brightcove,并成功上市纳斯达克。因此,出于对杰瑞米的信任,Brightcove的投资人们决定继续支持杰瑞米,给了他9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而这笔融资,“创下了当时加密货币公司有史以来的最高融资额”。
 
Circle意气风发,在外界还在争论、探讨比特币和区块链概念的时刻,继续得到高盛等知名风投机构的青睐,并获取了监管机构的高度认可。
 
2015年8月,Circle获得高盛集团和IDG资本领投的7000万美元融资;9月,Circle又拿到了纽约金融服务局颁发的第一张数字货币许可证BitLicense,这意味着Circle可在纽约州持证提供数字货币服务。
 
之后,Circle慢慢走进更广泛人群的视野。
 
拿到牌照后,Circle便宣布旗下的比特币应用程序Circle Pay可以支持人们进行比特币买卖和转账交易,转账的过程中没有手续费,用户可以通过绑定Visa和万事达卡在Circle账户中充值美元。
 
到了2015年年底,Circle将Circle Pay打造成了一个社交软件,与现在的微信类似,而这也为Circle的第一次转型埋下了伏笔。

f9cf31bb-f9e5-4e6d-9296-3ecde4b5ee69.png


2016年是Circle高歌猛进的一年。
 
4月,Circle拿到了英国金融服务监管局颁发的电子支付牌照,这也是英国监管机构首次向经营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业务的公司颁发许可证,意味着英国甚至整个欧盟区域都为Circle敞开了大门;
 
6月,Circle完成关键的D轮融资。这次融资,募集了6000万美元,IDG领投,并且有多家中国公司参与,百度、光大、宜信、中金甲子等众多中国企业纷纷跟投。
 
有了中国企业的加码,随后Circle便将业务扩展到中国,成立了分公司Circle China。TechCrunch此前文章显示,这有可能是(百度为首的)中国企业试图与“腾讯和支付宝抗衡”所采取的措施。
 
到了2016年9月,苹果IOS 10的iMessage上支持用户用短信进行美元、比特币等转账操作,而其中涉及到比特币转账的服务正是Circle提供的。
 
据36Kr此前文章显示,2016年Circle共处理10亿美元以上的交易,全年用户数量增长率超过1000%。
 
这是Circle发展的第一阶段:以比特币交易业务为核心。至此,Circle基本和比特币交易划上等号,“就差成立一个正式的交易所了”。
 
2016年底,比特币分叉、扩容之争愈演愈烈,上限为2100万的比特币显然满足不了Circle越来越壮大的交易体量。“三年过去了,比特币的发展速度放缓了很多。”杰瑞米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表示。
 
看到了比特币作为支付工具的缺陷,Circle于2016年12月7日宣布“放弃比特币业务”,保留比特币及美元等法币的转账业务,但用户无法进行比特币买卖,想要进行比特币买入卖出等交易的用户会被“导至Coinbase”。
 
或许是看到中国当时的社交支付十分繁荣,杰瑞米再次提到“社交支付”,并表示“Circle会把业务重心转移到社交支付上”。
 
不过,Circle接下来的布局,却和“社交支付”口号相差千万里。Circle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生意蠢蠢欲动。
 

“华尔街金融巨鳄”? 


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上,“最赚钱的”莫过于交易所——Circle发展第二阶段的关键词。
 
2017年10月,Circle推出“Circle Trade”,提供加密货币场外交易。截止到2018年2月,Circle Trade每月处理价值20亿美元的交易。
 
“杰瑞米淡化了比特币(支付)在Circle业务中所扮演的角色,开始做更多关于赚钱的工作。”在与杰瑞米交流后,Coindesk这样总结道。
 
2018年2月底,路透社消息称,Circle花4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数字货币交易所Poloniex(后文简称P网)。这一消息在当时的市场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而据星球日报此前文章显示,这一收购早在2017年就已完成。
 
据麻瓜派了解,在当时,大部分主流媒体对Circle这一举措非常看好。
 
《财富》杂志专门写了一篇Circle的特稿,文中指出,Circle已经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场外交易平台Circle Trade每月有着高达20亿美元的交易量,美国和英国的监管机构对其开放绿灯,IDG等主流资本也在持续加码,业务扩张到了中国市场,再加上收购P网后可以获得的客户,Circle可能会成为“华尔街金融巨鳄”。
 
市场、资本、监管、用户独宠Circle,天时地利人和,Circle全都拥有。
 
也有一部分人更关心Circle收购P网的影响。比如,P网是否能借助Circle的BitLicense成为了持牌数字货币交易所?Circle的法币通道提供给P网后,华尔街的正规军们多了一个光明正大投资数字货币的渠道?
 
专业人士的猜测中,隐隐透露出对P网本身的担忧。因为早期的P网饱受诟病,用户抱怨自己的存款不翼而飞、账户频繁被锁定、资金撤出困难等。甚至有twitter用户讽刺其为“国际黑手党”(international mafia)。

571ad7bf-217e-444b-b347-eed3d687b189.png


2018年7月,在拿到比特大陆1.1亿美元的投资2个月后,Circle联合比特大陆推出了锚定美元的稳定币USDC。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止目前,以太坊网络上流通的ERC 20 USDC约有4亿7600万枚,已上线的交易所包括Coinbase、OKEx、Poloniex、Kucoin等。
 
除此之外,Circle的布局也延伸到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方方面面。2018年10月,Circle收购股权众筹平台SeedInvest,建立Circle Reseach平台来提供加密货币行业消息和报告。
 
彼时的Circle俨然成为一个提供多样化加密货币业务的公司,其业务范围主要有6种:Circle Pay帮助客户免费转账;SeedInvest用于筹集资金;Circle Trade提供场外交易服务;Poloniex交易所提供不同的加密货币交易;USDC为Circle发行的稳定币。
 
从“美国版支付宝”到“未来的华尔街金融巨鳄”,Circle已然成为区块链创业领域最闪耀新星。但就在这扩展、转型的时刻,Circle发展遇到了问题。


裁员、违规、公司估值大跌 


据麻瓜派统计,Circle的问题最早出现在其公司估值的变化。
 
2019年2月,cointelegraph日本站文章指出,在SharesPost的股票交易平台上,Circle公司估值为7.05亿美元。而2018年5月,Circle获得比特大陆1.1亿美元投资时的估值高达30亿美元,短短9个月内,Circle的估值跌去了3/4。
 
5月,在Coindesk的一篇文章中显示,Circle已裁员30人,约占员工总人数的10%,后来接连又走了3位高管。
 
与此同时,在收购P网后,Circle与监管间的关系也变得紧张起来。
 
2019年5月13日,P网宣布将在美国用户的页面中下架9种加密货币。因为根据美国法律,这些代币已接近证券的概念,但它们却并未在SEC被注册,有违规风险。
 
而作为Circle业务重心之一的P网,作为一个加密货币交易所,其利润来源便是项目方的上币费和用户交易产生的手续费,同时下限多种加密货币对P网来说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
 
或许是因为P网业务受挫的缘故,作为Circle CEO的杰瑞米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在公开场合表达对美国现存加密货币监管政策的不满。
 
今年5月20日,杰瑞米更新了4年都没更新过的博客,发了一篇名为《美国加密货币政策需要改革》的文章,文中语气激昂的呼吁国会制定加密货币相关法案:
 


    我们正在向国会发起加密数字合法的诉求,我们正在向全球政策制定者发起加密数字合法的战斗(We are taking the fight for crypto to Congress!We are taking the crypto fight to policymakers globally)。



7e78846d-d6fe-46ea-bd9b-aaa8834fbe16.png


到了7月30日,被邀请参加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召开主题为“审查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监管框架”听证会时,杰瑞米也多次提及美国对加密货币行业缺乏透明开放的监管措施。
 


    不确定性和限制性监管环境的结果已经导致许多数字资产项目和公司在美国境外注册,并阻止美国个人和企业获得相关产品和技术;
    美国不应该用100年前的法律来监管21世纪的技术;
    监管机构应该制定专门的规则,而不是将加密活动纳入现有金融体系的监管中。



 
公司估值大跌、业务受挫、人才流失,不可否认,加密货币周期是其中一个因素,但作为曾经受到无数人追捧的明星项目,Circle需要寻找新方向。
 

砍掉支付、“逃离”美国 


据DAppTotal.com数据显示,从8月6日到10月4日,短短两个月的时间,Circle在以太坊网络上4次增发USDC,数额总计约一亿三千万枚,而杰瑞米也曾表示会将更多精力放在USDC和“建立免费,开放和透明的全球支付网络”上。
 
Circle开启了第三阶段。Circle未来将围绕USDC业务再次转型,而这又具体可以分为三个方向:
 
第一,砍掉社交支付、发行研报等业务。
 
今年6月,Circle宣布将逐步取消对其社交支付应用程序Circle Pay的支持,最终在9月30日完全取消对这一业务的支持。Finance Magnates文章指出,开始砍掉最初的支付业务,“标志着Circle产品方向的显著转变”。
 
9月25日,Circle在其官网上发表文章指出将暂停Circle Research项目,Circle官方表示“虽然我们在内容提供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现在是时候评估我们的贡献和整体战略了”。
 
第二,转移P网业务运营主体,“流浪”百慕大。
 
杰瑞米曾表示,70%的P网用户来自美国以外的地区,而美国SEC方面很容易将加密货币定义为证券,因此P网上的很多加密货币面临无法过审的风险,只能将P网的业务主体转移至监管环境更为宽松的百慕大。
 
今年7月23日,Circle宣布P网将获得百慕大数字资产业务许可执照。
 
据公开资料显示,百慕大地区在2018年就通过了数字资产业务法案(DABA),为加密货币行业提供了一个全面的框架。Circle还对外宣称,它是第一家获得百慕大F级(全部)DABA许可的主要加密金融公司,这也允许Circle提供支付、托管、交易等其他使用数字资产的金融服务。
 
麻瓜派发现,市场给出的回应也很积极,大部分用户并不在意P网或Circle主体业务的转移,反而表示理解和支持.

c0cb8975-740a-430d-88fd-b9f1822e1018.png


第三,宣布重启Trollbox。
 
2019年6月18日,杰瑞米在twitter宣布重新启用P网曾经关闭的Trollbox服务。
 
据麻瓜派了解,Trollbox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这是P网推出的加密货币社交平台,人们在上面可以进行实时聊天,交流行业内部消息和交易信息。
 
但P网于2017年6月份关停了Trollbox,理由是“减少对交易所如何处理用户资金的猜测”,因为Trollbox上的用户也会讨论关于P网的负面信息,例如冻结用户账户等。
 
这个单方面关停举动并不被用户接受,直到如今,依旧有网友指责P网,他们认为“P网有Trollbox的时候是很辉煌的,关闭Trollbox之后就开始一路下滑了”“有Trollbox的那些年是很有趣的”。
 
而今Circle决定重启Trollbox,一方面是由于此前有过做社交的经验,一方面也是为了通过建立社交来获客。
 
486e63fe-599f-40ca-849a-c6ef88a6a655.png


砍掉早期的社交支付业务,“弃车保帅”;转移旗下交易所主体至百慕大,及时抽身;重启Trollbox,则是更为长远的打算。如今的Circle已经不是“支付宝”“金融巨鳄”,而是在加密货币赛道上越走越远。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杰瑞米频繁指责美国的加密货币监管环境不友好,但Circle却仍未放弃迎合美国监管。
 
今年4月份,之前被Circle收购的股权众筹平台SeedInvest获得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授予的另类交易系统(ATS)许可证。而SeedInvest也是第一个获得FINRA批准经营二级交易市场的股权众筹平台。
 
这也意味着,即使有了“逃离”美国的打算,Circle仍不死心,希望通过股权众筹平台的合规化来帮助实现代币证券化,进而使得融资更方便。彼时Circle发言人也对此表示,“这是实现代币化证券愿景的重要一步”。
 
经历了一系列调整改革后,Circle的未来能行稳致远吗?
 

比特币支付是个“伪需求”? 


今年5月份,The Block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指出,Circle正寻求1.5亿美元的融资,目前融资进展如何,外界并不知晓。
 
但可以肯定的是,Circle未来之路依然充满挑战。
 
最直接的挑战依然是监管。如今,美国对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的监管已经有了一定的框架,而且更加细致、深入行业。Circle想在美国深入发展,必须学习Coinbase的做法,密切联系且服从监管。
 
否则,Tether就是前车之鉴——最近Tether不仅陷入了和美国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法律纠纷,还面临集体诉讼的危机,被要求赔偿投资者1.4万亿美元。
 
其次,转型之后,Circle的发展重心将放到USDC上,但这样就必须面临与USDT等其他稳定币竞争的问题。
 
截至目前,以太坊网络上的ERC20 USDC共计约4亿7600万枚。据Blockchain.com在2019年2月份发布的稳定币报告显示,稳定币市场中USDT占了2/3(约67%)的份额,USDC虽仅次于USDT,先所占份额却只有约9%。如何突围,占据更多市场份额,是USDC的挑战。

06f26b9d-e8b9-4081-9483-7a1ebabf592b.png

 
再次,即使Circle把业务主体移去了监管环境更为宽松、透明的百慕大,也并不意味着“绝对安全”。
 
Facebook为了躲避美国严格的监管环境,将其数字货币项目Libra的运营主体设在瑞士。但上个月,瑞士却突然“变脸”,表示将对Libra采取“严格的监管措施”。
 
出于同样目的把业务主体转移到百慕大的Circle,是否也会遭到百慕大监管机构的“背叛”?这些问题值得Circle认真思考。
 
从Circle的历程,麻瓜派得出两个结论:一是加密货币创业最让人趋之若鹜的依然是交易所生意;二是加密货币支付并不好做。
 
当初获得高盛、百度投资时,Circle的业务方向是比特币支付;比特币支付遇到问题后,Circle提出了“社交支付”,如今社交支付Circle Pay业务已经被砍掉。
 
加密货币支付不好做。一方面,比特币支付市场很小。比特币本身最大的价值在于投资和保值,大部分人不会花比特币来购买日用品;另一方面,电子支付行业已基本成熟。例如,支付宝也接入了区块链技术,在东南亚市场开发了9个电子钱包。
 
如今,暂时接下“沟通现实与虚拟世界”任务的是稳定币,Circle的未来将走向何方,我们也会继续关注。

法国国家银行注资闪电网络开发团队,布局月收入只有20美金的生意?

资讯odaily 发表了文章 • 4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10月9日,专注于比特币闪电网络协议研发的法国公司ACINQ,获得800万美元A轮融资,由Idinvest Partners参投,Serena和Bpifrance跟投。这三家投资机构均来自法国且来历不凡。

Bpifrance是法国一家公共投资银行,也可以理解为国家投资银行。

Idinvest成立于1997年,其前身为安联(德国百年保险集团)的子公司。截至2018年Q1,其私募基金资产规模达25亿欧元。而ACINQ是两家机构在数字货币世界中的首笔投资。

第一笔投资,往往是经过审慎思考后的大胆尝试。这两家机构也分享了他们为什么选中这个赛道。

第一个原因,尽管他们没有明说,但很明显,ACINQ是为数不多的本土团队,同时技术过硬。

其次,他们这些old money正在重视比特币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

“We’re convinced that bitcoin i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obvious.”法国国家投资银行Bpifrance的Veronique Jacq表示。

注意,他没有用类似important这个程度的词,而是用了相对含糊的“obvious”,可见他们对比特币是谨慎看好又不愿意错过。“比特币正在成为全球经济的主要组成部分。”Jacq进一步说道。

Serena的合伙人Kamel Zeroual明确道,他们看重的是比特币作为独立货币的功能,“在货币战争和负利率的背景下,比特币的价值主张——自我发行,独立货币,是不容忽视的。”

第三,他们认为闪电网络支付是目前比特币生态中最具可靠价值(也就是适合机构参与)的部分。

在Idinvest的Debock看来,比特币的早期风投热点集中在矿业公司,然后是交易所和钱包提供商。但这些赛道发展并不成熟、监管还不透明,可以称为“时机游戏”(timing game),要让Idinvest这样的传统机构从中获得可观回报是不大可能的。

“如果您要为数字货币做建设……可以构建一个强大而安全的基础架构。从这方面而言,Layer2是一个很大的机遇。” “如果闪电网络继续推进,它将接手很多交易。当人们进行很多交易时,总会有赚钱的方法。”Debock笃定道。

Jacq表示赞同,“闪电网络将成为未来可能进行大量交易的地方,因此我们希望在那拥有一个交易基础设施。”

总结起来,就如ACINQ工程师Bastien Teinturier说的,“Bpifrance等机构的投资暗示着一个很大的转变:公共机构正在意识到这项技术的重要性及其战略意义。”

ACINQ做的事说起来并不复杂。






ACINQ是参与研发闪电网络的三大公司之一,另外两家相信大家都和熟悉——位于硅谷的Lightning Labs和Blockstream,他们主导了闪电网络的宣发、应用等对外工作。而ACINQ则专注在可用性工具的研发上。目前,ACINQ已推出闪电网络接口Strike、闪电网络钱包Eclair等。自2018年推出以来,Eclair钱包在Google Play上已获得1.5w+次下载。此外,ACINQ还运行着网络上容量最大的闪电节点,支持1000多个通道。

首席执行官Pierre-Marie Padiou表示:“这很重要,也许协议是相同的,但是我们对要优化的地方有不同的想法。” “ACINQ的目标是允许任何人构建适合其需求的软件。让甚至您的祖母也可以用。”

你可能会关心ACINQ开发的这些工具、运行的节点挣钱吗?答案可能显而易见。Jacq坦言,“ACINQ的商业模式尚不清楚……”

另外,运营闪电网络另一大节点LNBIG的人在今年6月份时曾说,他们“一个月最多赚20美金通道费(可理解为手续费),但在打开和关闭通道时花费超过一千美金”。这被不少人理解为运营节点短期看可能入不敷出。如果手续费收的过高,交易者可能又不愿买单。

还好,对于机构而言,他们也不急于获取直接快速的回报,毕竟投对了方向潜在的回报要大得多。

Debock暗示了ACINQ可能的使用场景。“机构可以将闪电网络视为比特币潜在的更广泛的应用,这是进行传统股权交易的成熟工具。

在此之前,去年10月,ACINQ曾获由Serena领投的170万美元天使融资,参投方还包括Bertrand Diard(Talend)、SébastienLucas、比特币交易商Alistair Milne和Yves Weisselberger。

本轮融资后,ACINQ将把六人团队扩大到十二人。 查看全部
1570595251237809.jpg


10月9日,专注于比特币闪电网络协议研发的法国公司ACINQ,获得800万美元A轮融资,由Idinvest Partners参投,Serena和Bpifrance跟投。这三家投资机构均来自法国且来历不凡。

Bpifrance是法国一家公共投资银行,也可以理解为国家投资银行。

Idinvest成立于1997年,其前身为安联(德国百年保险集团)的子公司。截至2018年Q1,其私募基金资产规模达25亿欧元。而ACINQ是两家机构在数字货币世界中的首笔投资。

第一笔投资,往往是经过审慎思考后的大胆尝试。这两家机构也分享了他们为什么选中这个赛道。

第一个原因,尽管他们没有明说,但很明显,ACINQ是为数不多的本土团队,同时技术过硬。

其次,他们这些old money正在重视比特币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

“We’re convinced that bitcoin i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obvious.”法国国家投资银行Bpifrance的Veronique Jacq表示。

注意,他没有用类似important这个程度的词,而是用了相对含糊的“obvious”,可见他们对比特币是谨慎看好又不愿意错过。“比特币正在成为全球经济的主要组成部分。”Jacq进一步说道。

Serena的合伙人Kamel Zeroual明确道,他们看重的是比特币作为独立货币的功能,“在货币战争和负利率的背景下,比特币的价值主张——自我发行,独立货币,是不容忽视的。”

第三,他们认为闪电网络支付是目前比特币生态中最具可靠价值(也就是适合机构参与)的部分。

在Idinvest的Debock看来,比特币的早期风投热点集中在矿业公司,然后是交易所和钱包提供商。但这些赛道发展并不成熟、监管还不透明,可以称为“时机游戏”(timing game),要让Idinvest这样的传统机构从中获得可观回报是不大可能的。

“如果您要为数字货币做建设……可以构建一个强大而安全的基础架构。从这方面而言,Layer2是一个很大的机遇。” “如果闪电网络继续推进,它将接手很多交易。当人们进行很多交易时,总会有赚钱的方法。”Debock笃定道。

Jacq表示赞同,“闪电网络将成为未来可能进行大量交易的地方,因此我们希望在那拥有一个交易基础设施。”

总结起来,就如ACINQ工程师Bastien Teinturier说的,“Bpifrance等机构的投资暗示着一个很大的转变:公共机构正在意识到这项技术的重要性及其战略意义。”

ACINQ做的事说起来并不复杂。

1570595342142392.jpg


ACINQ是参与研发闪电网络的三大公司之一,另外两家相信大家都和熟悉——位于硅谷的Lightning Labs和Blockstream,他们主导了闪电网络的宣发、应用等对外工作。而ACINQ则专注在可用性工具的研发上。目前,ACINQ已推出闪电网络接口Strike、闪电网络钱包Eclair等。自2018年推出以来,Eclair钱包在Google Play上已获得1.5w+次下载。此外,ACINQ还运行着网络上容量最大的闪电节点,支持1000多个通道。

首席执行官Pierre-Marie Padiou表示:“这很重要,也许协议是相同的,但是我们对要优化的地方有不同的想法。” “ACINQ的目标是允许任何人构建适合其需求的软件。让甚至您的祖母也可以用。”

你可能会关心ACINQ开发的这些工具、运行的节点挣钱吗?答案可能显而易见。Jacq坦言,“ACINQ的商业模式尚不清楚……”

另外,运营闪电网络另一大节点LNBIG的人在今年6月份时曾说,他们“一个月最多赚20美金通道费(可理解为手续费),但在打开和关闭通道时花费超过一千美金”。这被不少人理解为运营节点短期看可能入不敷出。如果手续费收的过高,交易者可能又不愿买单。

还好,对于机构而言,他们也不急于获取直接快速的回报,毕竟投对了方向潜在的回报要大得多。

Debock暗示了ACINQ可能的使用场景。“机构可以将闪电网络视为比特币潜在的更广泛的应用,这是进行传统股权交易的成熟工具。

在此之前,去年10月,ACINQ曾获由Serena领投的170万美元天使融资,参投方还包括Bertrand Diard(Talend)、SébastienLucas、比特币交易商Alistair Milne和Yves Weisselberger。

本轮融资后,ACINQ将把六人团队扩大到十二人。

归零币的吃相是这样?

市场coinvoice 发表了文章 • 4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明确标记「死亡」状态的数字货币总数达994个,如果再加上“诈骗”和“滑稽模仿”的「半死亡状态」的加密货币,总量高达1779个。



IEO风头过后,数字货币市场给人最大的感觉是萎靡。这背后的真相,更是让人心寒。

从几组数据开始吧:

根据Coincodecap对2000种加密货币的github代码开发活动的研究,发现目前有640家公司完全停止了活动。多达32%的加密货币项目在2019年未发布任何代码。最令人震惊的是,不活跃的项目的市值为4.15亿美元。

此外,根据CoinMarketCap 数据显示,目前有2395 多种代币在全球范围内的交易所进行交易,其中有 1050 种 Token 的日交易量不足 10 万美元, 800 多种 Token 的日交易量不足 1 万美元,300 多种 Token 的日交易量不足 100 美元,大量区块链项目已经死亡或者接近死亡。而根据Dead Coins 网站的数据显示,被明确标记为“死亡”状态的数字货币总数达994个,如果再加上“诈骗”和“滑稽模仿”的“半死亡状态”的数字货币,总量高达1779个。


平台币演戏中


加密货币交易所之间的竞争,伴随着入局者越来越多,变得愈发野蛮粗暴。如今大部分交易所为了维持生存,都在铤而走险。

“都二十多天了处理个屁啊”GGBTC交易所用户在和客服人员对峙中包含情绪的说道。

这一边GGBTC用户提币20多天还没到账。这一边GGBTC交易所也是偶尔搞个上币活动,偶尔弄个周报之类的证明他们还在做事,然而GGC币价却一直在跌跌不休。

平台跑没跑路不知道,平台币演戏却正当时。 


明星币挣扎中


“我们必须继续战斗。直到一美元都不剩,一个人都没有。”2019年9月25日,Kik CEO Ted Livingston在多伦多举行#ElevateMoney听众大会中激动的说道。Kik一个备受吹捧的区块链社交媒体项目,2017年加拿大社交APP Kik通过ICO出售Kin代币募得1亿美元,共吸引117个国家的超过1万名投资者参与。

当年的明星项目最近却深陷泥沼。2019年6月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一份文件就ICO正式起诉Kik。SEC指控Kik出售的Kin代币属于非法证券,剥夺了投资者合法享有的信息,阻止投资者做出明智的投资决定。

由于没有使用ICO资金,最近Kik宣布将裁减大部分员工,关闭其流行的Kik社交APP,并将所有精力集中Kin代币上。同时,Kik仍在SEC的法律程序中陷入僵局,并可能将其资金花费在徒劳的战斗中,以证明KIN代币并不是非法证券。

Kik CEO Ted Livingston甚至多次在公开场合扬言要和SEC斗争到底。但自从Kik宣布社交APP以来,KIN跌至0.000008美元,代币的价值缩水了36%,在归零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万币皆亡中


平台币演戏,明星币挣扎,其他代币的日子也不好过。

最近Coincodecap对2000种加密货币的github代码开发活动进行研究,发现有640家公司完全停止了活动。多达32%的加密货币项目在2019年未发布任何代码。最令人震惊的是,不活跃的项目总市值为4.15亿美元。

传统公司倒闭大概是拖欠工资,产品被收购,老板跑路。区块链公司倒闭是项目破发,节点罢工,代码未更新,社区没人理,最后体现在币价上是没有流动性。专注于统计“死亡”数字货币的网站DeadcoinsDead Coins”(死币)将数字货币“死亡”的原因分为了四种类型:已死亡、欺诈、山寨、被黑客攻击。而任意一个数字货币,只要具备网站荒废、没有节点,社交网络停止、成交额不足1美分或者是钱包存在问题,具备其中一个或几个特征,就可被宣判“死亡”。

根据CoinMarketCap 数据显示,有2395 多种代币在全球范围内的交易所进行交易,有 1050 种 Token 的日交易量不足 10 万美元,有 800 多种 Token 的日交易量不足 1 万美元,有 300 多种 Token 的日交易量不足 100 美元,根据Dead Coins 网站的数据显示,被明确标记为“死亡”状态的数字货币总数达994个,如果再加上“诈骗”和“滑稽模仿”的“半死亡状态”的数字货币,总量高达1779个。大量区块链项目已经死亡或者接近死亡。

据ICOBAzaar的数据统计,2017年依靠ICO发行的数字货币市值在38亿美金,而到了2018年上半年这个数字变成了119亿美金,足见ICO的快速发展。事实上,这些归零的数字货币大部分都是依靠ICO发行产生的,许多在去年牛市时发的币,却在熊市的到来直接“死亡”。不过也有一些数字货币本身就具有欺诈性,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比如在Dead Coins的网站上,曾经对一个数字货币这样描述:死链接、死页面,死代码,一切都是死的。而另外一个数字货币在ICO发币后,其创始人则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其实就是卷钱跑路了。


结尾


以前币少,时不时还能躺赢;现在币多,却要时刻提防归零。

币圈芸芸众生,你买过归零币么?欢迎留言互动。


CoinVoice原创,作者:西望 查看全部
1570604044613481.jpg


明确标记「死亡」状态的数字货币总数达994个,如果再加上“诈骗”和“滑稽模仿”的「半死亡状态」的加密货币,总量高达1779个。




IEO风头过后,数字货币市场给人最大的感觉是萎靡。这背后的真相,更是让人心寒。

从几组数据开始吧:

根据Coincodecap对2000种加密货币的github代码开发活动的研究,发现目前有640家公司完全停止了活动。多达32%的加密货币项目在2019年未发布任何代码。最令人震惊的是,不活跃的项目的市值为4.15亿美元。

此外,根据CoinMarketCap 数据显示,目前有2395 多种代币在全球范围内的交易所进行交易,其中有 1050 种 Token 的日交易量不足 10 万美元, 800 多种 Token 的日交易量不足 1 万美元,300 多种 Token 的日交易量不足 100 美元,大量区块链项目已经死亡或者接近死亡。而根据Dead Coins 网站的数据显示,被明确标记为“死亡”状态的数字货币总数达994个,如果再加上“诈骗”和“滑稽模仿”的“半死亡状态”的数字货币,总量高达1779个。


平台币演戏中


加密货币交易所之间的竞争,伴随着入局者越来越多,变得愈发野蛮粗暴。如今大部分交易所为了维持生存,都在铤而走险。

“都二十多天了处理个屁啊”GGBTC交易所用户在和客服人员对峙中包含情绪的说道。

这一边GGBTC用户提币20多天还没到账。这一边GGBTC交易所也是偶尔搞个上币活动,偶尔弄个周报之类的证明他们还在做事,然而GGC币价却一直在跌跌不休。

平台跑没跑路不知道,平台币演戏却正当时。 


明星币挣扎中


“我们必须继续战斗。直到一美元都不剩,一个人都没有。”2019年9月25日,Kik CEO Ted Livingston在多伦多举行#ElevateMoney听众大会中激动的说道。Kik一个备受吹捧的区块链社交媒体项目,2017年加拿大社交APP Kik通过ICO出售Kin代币募得1亿美元,共吸引117个国家的超过1万名投资者参与。

当年的明星项目最近却深陷泥沼。2019年6月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一份文件就ICO正式起诉Kik。SEC指控Kik出售的Kin代币属于非法证券,剥夺了投资者合法享有的信息,阻止投资者做出明智的投资决定。

由于没有使用ICO资金,最近Kik宣布将裁减大部分员工,关闭其流行的Kik社交APP,并将所有精力集中Kin代币上。同时,Kik仍在SEC的法律程序中陷入僵局,并可能将其资金花费在徒劳的战斗中,以证明KIN代币并不是非法证券。

Kik CEO Ted Livingston甚至多次在公开场合扬言要和SEC斗争到底。但自从Kik宣布社交APP以来,KIN跌至0.000008美元,代币的价值缩水了36%,在归零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万币皆亡中


平台币演戏,明星币挣扎,其他代币的日子也不好过。

最近Coincodecap对2000种加密货币的github代码开发活动进行研究,发现有640家公司完全停止了活动。多达32%的加密货币项目在2019年未发布任何代码。最令人震惊的是,不活跃的项目总市值为4.15亿美元。

传统公司倒闭大概是拖欠工资,产品被收购,老板跑路。区块链公司倒闭是项目破发,节点罢工,代码未更新,社区没人理,最后体现在币价上是没有流动性。专注于统计“死亡”数字货币的网站DeadcoinsDead Coins”(死币)将数字货币“死亡”的原因分为了四种类型:已死亡、欺诈、山寨、被黑客攻击。而任意一个数字货币,只要具备网站荒废、没有节点,社交网络停止、成交额不足1美分或者是钱包存在问题,具备其中一个或几个特征,就可被宣判“死亡”。

根据CoinMarketCap 数据显示,有2395 多种代币在全球范围内的交易所进行交易,有 1050 种 Token 的日交易量不足 10 万美元,有 800 多种 Token 的日交易量不足 1 万美元,有 300 多种 Token 的日交易量不足 100 美元,根据Dead Coins 网站的数据显示,被明确标记为“死亡”状态的数字货币总数达994个,如果再加上“诈骗”和“滑稽模仿”的“半死亡状态”的数字货币,总量高达1779个。大量区块链项目已经死亡或者接近死亡。

据ICOBAzaar的数据统计,2017年依靠ICO发行的数字货币市值在38亿美金,而到了2018年上半年这个数字变成了119亿美金,足见ICO的快速发展。事实上,这些归零的数字货币大部分都是依靠ICO发行产生的,许多在去年牛市时发的币,却在熊市的到来直接“死亡”。不过也有一些数字货币本身就具有欺诈性,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比如在Dead Coins的网站上,曾经对一个数字货币这样描述:死链接、死页面,死代码,一切都是死的。而另外一个数字货币在ICO发币后,其创始人则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其实就是卷钱跑路了。


结尾


以前币少,时不时还能躺赢;现在币多,却要时刻提防归零。

币圈芸芸众生,你买过归零币么?欢迎留言互动。


CoinVoice原创,作者:西望

比特币ETF倒计时,Yes or No?

资讯onchain 发表了文章 • 4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比特币ETF提议最终决定进入倒计时。

如果仅剩的唯一一个比特币ETF提案申请者Bitwise Investment获批,这将成为比特币史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下周一之前SEC不得不作出最后决定,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应该没有更充分的理由再次推迟比特币ETF提案的裁决。” Bitwise研究员Matt Hougan表示。

SEC于今年8月中旬推迟三项比特币ETF提案,其中Cboe BZX交易所于9月13日撤回VanEck/SolidX提案。

SEC主席Joy Clayton曾表示,比特币在进入主流交易所进行交易之前,需要受到更好的监管,而且对于试图从加密货币资产中获利的投资者而言,实现“价格发现”非常困难。

然而,Matt Hougan认为,“在过去的两年中,比特币市场一直在发展壮大。证交会对比特币ETF的顾虑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加密货币托管的安全性,二是防范加密货币市场操纵的保护措施,我认为这些问题已经开始得到解决。”

“两年前,比特币市场上没有完全受到监管的,购买保险的托管方,用户的加密资产安全得不到保障。如今,像Coinbase这样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开始尝试与伦敦劳埃德保险公司合作,借助传统保险业为加密货币投资者提供安全保障。”他说。“两年前,还没有规范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如今,纽约监管机构开始通过发行牌照来规范整个市场,同时也意味着加密货币交易所正在向传统金融机构效仿,遵循高标准运营。更重要的是,如今,加密货币市场每天的交易量和受监管的期货交易额超过200亿美元。”

Matt Hougan补充道:“现在的问题在于,如今大型机构投资者拥有安全,可靠的方式通过私人基金会购买比特币,这些基金会的目标客户往往是高净产值的投资者 ,散户投资者却没有。我认为比特币ETF可以改变这种格局。比特币ETF能够让散户和个人投资者拥有安全和简单的方式购买比特币,财务顾问可以为散户提供相关服务 。

”SEC在之前的比特币ETF裁决中表示,大多数提案未能证明其‘防止欺诈和操纵行为”以及“保护投资者和公众利益”。其中比特币市场的总体结构较集中备受诟病。SEC曾援引学术研究发现显示,当存在少数人群持有一种资产的份额达到主导市场的量级时,很容易发生操纵市场行为。近日,Token Analyst数据显示,目前八家主要交易所的钱包里持有占比特币总供应量的7%的比特币(近120万枚比特币,价值约100亿美元)。火币钱包中拥有最多的比特币,其次是币安和Bitmex。 查看全部
1570608029415960.jpg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比特币ETF提议最终决定进入倒计时。

如果仅剩的唯一一个比特币ETF提案申请者Bitwise Investment获批,这将成为比特币史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下周一之前SEC不得不作出最后决定,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应该没有更充分的理由再次推迟比特币ETF提案的裁决。” Bitwise研究员Matt Hougan表示。

SEC于今年8月中旬推迟三项比特币ETF提案,其中Cboe BZX交易所于9月13日撤回VanEck/SolidX提案。

SEC主席Joy Clayton曾表示,比特币在进入主流交易所进行交易之前,需要受到更好的监管,而且对于试图从加密货币资产中获利的投资者而言,实现“价格发现”非常困难。

然而,Matt Hougan认为,“在过去的两年中,比特币市场一直在发展壮大。证交会对比特币ETF的顾虑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加密货币托管的安全性,二是防范加密货币市场操纵的保护措施,我认为这些问题已经开始得到解决。”

“两年前,比特币市场上没有完全受到监管的,购买保险的托管方,用户的加密资产安全得不到保障。如今,像Coinbase这样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开始尝试与伦敦劳埃德保险公司合作,借助传统保险业为加密货币投资者提供安全保障。”他说。“两年前,还没有规范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如今,纽约监管机构开始通过发行牌照来规范整个市场,同时也意味着加密货币交易所正在向传统金融机构效仿,遵循高标准运营。更重要的是,如今,加密货币市场每天的交易量和受监管的期货交易额超过200亿美元。”

Matt Hougan补充道:“现在的问题在于,如今大型机构投资者拥有安全,可靠的方式通过私人基金会购买比特币,这些基金会的目标客户往往是高净产值的投资者 ,散户投资者却没有。我认为比特币ETF可以改变这种格局。比特币ETF能够让散户和个人投资者拥有安全和简单的方式购买比特币,财务顾问可以为散户提供相关服务 。

”SEC在之前的比特币ETF裁决中表示,大多数提案未能证明其‘防止欺诈和操纵行为”以及“保护投资者和公众利益”。其中比特币市场的总体结构较集中备受诟病。SEC曾援引学术研究发现显示,当存在少数人群持有一种资产的份额达到主导市场的量级时,很容易发生操纵市场行为。近日,Token Analyst数据显示,目前八家主要交易所的钱包里持有占比特币总供应量的7%的比特币(近120万枚比特币,价值约100亿美元)。火币钱包中拥有最多的比特币,其次是币安和Bitmex。

30个区块链公司计划分叉Libra,以创建与Libra挂钩的稳定币OpenLibra

资讯huoxing 发表了文章 • 4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目前,OpenLibra项目已在GitHub上发布了Libra虚拟机的未经许可的版本。


10月9日,据Coindesk消息,30个不同的区块链公司和非营利组织计划分叉Facebook领导的Libra加密项目,并创建一种称为OpenLibra的新加密货币。

在以太坊开发者大会Devcon上,区块链基础设施初创公司Wireline联合创始人卢卡斯·盖格(Lucas Geiger)宣布,他们将分叉代码,分叉社区,以创建一种新的加密货币OpenLibra。他表示,OpenLibra将充当与实际Libra加密货币挂钩的稳定币。

据报道,OpenLibra的核心团队包括来自Cosmos、Chainlink、Web3、Democracy Earth等区块链项目的代表,以及丹麦红十字会等非营利组织的代表,目前有30个区块链公司和非营利组织。

火星财经了解到,目前,OpenLibra项目已在GitHub上发布了Libra虚拟机的未经许可的版本。与Facebook的Libra不同,OpenLibra上的代码计算(称为“ MoveMint ”)将在专门设计用于Cosmos等公共区块链平台上使用的Tendermint区块链软件上运行。

盖格表示,在Facebook的Libra上运行的任何内容,都可以拖放到OpenLibra。财务状况将保持一致,该代码也将发挥出相同的作用。


文 | 毛葛东 查看全部
1570615825362793.png


目前,OpenLibra项目已在GitHub上发布了Libra虚拟机的未经许可的版本。


10月9日,据Coindesk消息,30个不同的区块链公司和非营利组织计划分叉Facebook领导的Libra加密项目,并创建一种称为OpenLibra的新加密货币。

在以太坊开发者大会Devcon上,区块链基础设施初创公司Wireline联合创始人卢卡斯·盖格(Lucas Geiger)宣布,他们将分叉代码,分叉社区,以创建一种新的加密货币OpenLibra。他表示,OpenLibra将充当与实际Libra加密货币挂钩的稳定币。

据报道,OpenLibra的核心团队包括来自Cosmos、Chainlink、Web3、Democracy Earth等区块链项目的代表,以及丹麦红十字会等非营利组织的代表,目前有30个区块链公司和非营利组织。

火星财经了解到,目前,OpenLibra项目已在GitHub上发布了Libra虚拟机的未经许可的版本。与Facebook的Libra不同,OpenLibra上的代码计算(称为“ MoveMint ”)将在专门设计用于Cosmos等公共区块链平台上使用的Tendermint区块链软件上运行。

盖格表示,在Facebook的Libra上运行的任何内容,都可以拖放到OpenLibra。财务状况将保持一致,该代码也将发挥出相同的作用。


文 | 毛葛东

揭秘“链上FBI”:追踪暗网交易

特写ccvalue 发表了文章 • 5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诸如Chainalysis之类的工具可以追踪相关加密货币交易来帮助执法机构调查芬太尼贩运。”



美国正处于严重的阿片类流行病(opioid epidemic)痛苦之中,自2007年以来,因为过量服用而导致死亡的人数每年都在增加——事实上,这场危机的罪魁祸首就是芬太尼,因为作为一种合成阿片类药物,其功效竟然比吗啡都高出100倍。芬太尼经销商获得了巨额利润,但与此同时,他们也开始逐渐转向暗网,并利用加密货币来销售这种新型毒品。

现在,诸如Chainalysis之类的工具可以追踪相关加密货币交易来帮助执法机构调查芬太尼贩运。

本文将会分析臭名昭著的芬太尼交易商ETIKING如何使用加密货币从事非法交易,该公司此前一直活跃于暗网上,直到去年才被绳之于法。在这篇文章里,你会看到执法部门如何使用Chainalysis工具将ETIKING持有的比特币地址转换为有形线索,并构建极具说服力的案例。


利润超过毒品的芬太尼


当我们提到流行的阿片类药物时,我们大多数人最先想到的就是海洛因这些街头毒品、或是奥西康等处方药。但数据表明,这些并不是全部——因为自1997年以来,过量用药致人死亡最多的其实是非法合成阿片类药物,而其中最令人不寒而栗的就是芬太尼。
 





由于极强的效力和危险性,只需2毫克芬太尼就能致人死亡,但恰恰是因为这种极强的效力,也吸引了大量犯罪分子铤而走险。许多毒品交易商(大多来自于非美国本土)可以很容易生产芬太尼,然后将其走私到美国,再以极高的价格出售。

更重要的是,因为芬太尼只需一点点剂量就能供很多人使用,因此交易商只需要很少就能获得高价。根据Chainalysis估计,毒品交易商前期只需要投入1000美元左右成本就能制造出价值高达780万美元的芬太尼毒品,而在同等前期成本下,海洛因只能产生大约4000美元的价值。所以对于那些不法分子来说,如此高的经济诱因让他们忽略了药物本身极高的危险性。

暗网上有许多使用加密货币的芬太尼经销商,比如Nightmare Market和Empire Market,虽然有些交易平台考虑到芬太尼极度危险的药性而选择了禁止交易,但不少卖家依然会使用一些化名来称呼芬太尼,还有些人会把芬太尼添加到各种不同的假冒药品之中继续交易,这些行为更加剧了终端用户出现用药过量的风险。

另一方面,在暗网上使用加密货币交易,对买卖双方来说都增加了一层匿名性。但是,加密货币交易依然会在区块链上留下永久记录,这也为执法机构提供了调查非法交易的机会。

借助Chainalysis,分析师可以追踪区块链中的资金、查询与加密货币交易有关的数据、并且将这些交易关联到现实世界中相应的实体。芬太尼交易商ETIKING此前在暗网AlphaBay上非常活跃,直到2018年被捕,本文将对ETIKING此前处理过的加密货币交易进行分析。


追踪ETIKING:Chainalysis可以揭示哪些暗网芬太尼交易信息? 






2017年,一名佛罗里达州妇女死于过量服用芬太尼类的药物,而这些药物就是从暗网AlphaBay上一家名为ETIKING的供应商那里购买的。美国缉毒局(DEA)一开始并没有通过分析加密货币交易展开调查,而是通过线人提供的信息找到了ETIKING的卖家杰瑞米·阿奇(Jeremy Achey)并将其逮捕。

当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们决定使用Chainalysis Reactor来分析ETIKING的加密货币活动,目的是为了搞清楚这款工具是否能对相似的执法机构调查有所帮助,而结果其实没有令人感到失望。

Reacotr挖掘出了大量信息,这些潜在的线索很可能会为执法人员提供帮助,让他们更快速地识别ETIKING,而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获取杰瑞米·阿奇的比特币地址。ETIKING的客户向他支付购买芬太尼所使用的比特币地址:16ozAi11YWScC88FL5tDiUbhCLLt1FHeSu

我们可以把上述地址输入到Chainalysis Reactor里,就可以看到与该地址关联的交易对手信息,此时我们就可以追溯这笔资金交易此前所使用过服务(比如是否在加密货币交易所上处理过交易),同时也能再向上追溯其他犯罪份子的信息。
 





上图展示了带有ETIKING地址的交易活动的一般细分,其中「接收曝光」(Receiving Exposure)显示资金从何处流入,而「发送曝光」(Sending Exposure)则显示了资金从何处流出。
 





如果我们仔细查看左侧「接收曝光」的信息,会发现不同类型的交易对手将加密货币发送给了ETIKING,杰瑞米·阿奇显然通过暗网接收了大量比特币,这与执法机构此前收集的情报相吻合。而在右侧「发送曝光」中,我们看到杰瑞米阿奇其实将大量比特币发送到了交易所、以及其他服务(比如P2P交易所、商户服务,等等)。

据推测,这些可能是ETIKING希望将那些从暗网获得的比特币转换为法定货币所做的一系列交易。

在“发送曝光或接收曝光”中,分析人员可以单击显示的任何类别,就能轻松拉出与ETIKING进行交易的服务列表。举个例子,如果我们继续深入分析ETIKING「接收曝光」中暗网这一类别,那么会发现他们获得资金最多的两个暗网平台分别是AlphaBay和Dream Market。接下来,我们可以在Reactor图表中添加这两个暗网平台来进行详细分析,如下所示:
 





另外,我们还可以详细分析ETIKING的「发送曝光」信息,结果会发现杰瑞米·阿奇把从暗网获得的比特币发送到了四个不同的交易所。
 





执法机构可能希望更深入地挖掘ETIKING在这些交易所里使用了哪些接收地址,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会在稍后进一步探讨该使用哪些处理方法。在此,先让我们继续看看使用Reactor还可以发现哪些其他线索。

如果我们更加仔细地观察ETIKING「发送曝光」中的一笔不太寻常的交易,就会找到更多有价值的「花絮」。在2015年至2016年期间,我们看到杰瑞米·阿奇向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的药物效能测试实验室Energy Control International发送了0.71比特币。






这些交易表明ETIKING居然寻求合法的药物实验室来帮助测试药物质量,这在执法机构眼里绝对是另一个值得跟进的、极具价值的线索。

最后,通过回溯ETIKING的存款,我们可以识别出ETIKING使用的比特币地址集群,分别包括其最喜欢的三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中使用的相同地址(绿色箭头)、来自相同暗网平台接收资金的地址(蓝色箭头)——这些地址集群很可能同样被ETIKING控制了。






综上所述,我们已经拥有了一副非常详尽的图表,让我们可以深入了解ETIKING的运营情况、以及其中连的概念。






那么,执法机构可以使用这些信息做些什么呢?正如我们在上文中所提到的那样,执法机构可以调查ETIKING将比特币存入到了哪些交易所——这是他们真正的「金矿」。

执法机构可以传唤这些交易所并获取更多与ETIKING相关的账户信息,然后他们就能知道ETIKING其实就是杰瑞米·阿奇并将其逮捕,并在Reactor披露的交易模式支持下开始审理案件。


区块链分析推动了毒品调查的发展


阿片类药物一直在夺去人们的生命,但暗网市场却为毒品交易者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看似匿名的销售渠道。但是,正如ETIKING案件所揭示的那样,当执法人员拥有、并使用正确的调查工具,匿名性并不会阻碍他们调查那些使用加密货币交易的犯罪分子。像Chainalysis这样的工具可以让执法机构深入了解非法获得,不仅仅定位比特币地址,还能监控交易、识别犯罪、并让案件更容易被陪审团理解。 查看全部
1570516878222460.jpg


“诸如Chainalysis之类的工具可以追踪相关加密货币交易来帮助执法机构调查芬太尼贩运。”




美国正处于严重的阿片类流行病(opioid epidemic)痛苦之中,自2007年以来,因为过量服用而导致死亡的人数每年都在增加——事实上,这场危机的罪魁祸首就是芬太尼,因为作为一种合成阿片类药物,其功效竟然比吗啡都高出100倍。芬太尼经销商获得了巨额利润,但与此同时,他们也开始逐渐转向暗网,并利用加密货币来销售这种新型毒品。

现在,诸如Chainalysis之类的工具可以追踪相关加密货币交易来帮助执法机构调查芬太尼贩运。

本文将会分析臭名昭著的芬太尼交易商ETIKING如何使用加密货币从事非法交易,该公司此前一直活跃于暗网上,直到去年才被绳之于法。在这篇文章里,你会看到执法部门如何使用Chainalysis工具将ETIKING持有的比特币地址转换为有形线索,并构建极具说服力的案例。


利润超过毒品的芬太尼


当我们提到流行的阿片类药物时,我们大多数人最先想到的就是海洛因这些街头毒品、或是奥西康等处方药。但数据表明,这些并不是全部——因为自1997年以来,过量用药致人死亡最多的其实是非法合成阿片类药物,而其中最令人不寒而栗的就是芬太尼。
 
1570516650458570.jpg


由于极强的效力和危险性,只需2毫克芬太尼就能致人死亡,但恰恰是因为这种极强的效力,也吸引了大量犯罪分子铤而走险。许多毒品交易商(大多来自于非美国本土)可以很容易生产芬太尼,然后将其走私到美国,再以极高的价格出售。

更重要的是,因为芬太尼只需一点点剂量就能供很多人使用,因此交易商只需要很少就能获得高价。根据Chainalysis估计,毒品交易商前期只需要投入1000美元左右成本就能制造出价值高达780万美元的芬太尼毒品,而在同等前期成本下,海洛因只能产生大约4000美元的价值。所以对于那些不法分子来说,如此高的经济诱因让他们忽略了药物本身极高的危险性。

暗网上有许多使用加密货币的芬太尼经销商,比如Nightmare Market和Empire Market,虽然有些交易平台考虑到芬太尼极度危险的药性而选择了禁止交易,但不少卖家依然会使用一些化名来称呼芬太尼,还有些人会把芬太尼添加到各种不同的假冒药品之中继续交易,这些行为更加剧了终端用户出现用药过量的风险。

另一方面,在暗网上使用加密货币交易,对买卖双方来说都增加了一层匿名性。但是,加密货币交易依然会在区块链上留下永久记录,这也为执法机构提供了调查非法交易的机会。

借助Chainalysis,分析师可以追踪区块链中的资金、查询与加密货币交易有关的数据、并且将这些交易关联到现实世界中相应的实体。芬太尼交易商ETIKING此前在暗网AlphaBay上非常活跃,直到2018年被捕,本文将对ETIKING此前处理过的加密货币交易进行分析。


追踪ETIKING:Chainalysis可以揭示哪些暗网芬太尼交易信息? 

1570516650774005.jpg


2017年,一名佛罗里达州妇女死于过量服用芬太尼类的药物,而这些药物就是从暗网AlphaBay上一家名为ETIKING的供应商那里购买的。美国缉毒局(DEA)一开始并没有通过分析加密货币交易展开调查,而是通过线人提供的信息找到了ETIKING的卖家杰瑞米·阿奇(Jeremy Achey)并将其逮捕。

当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们决定使用Chainalysis Reactor来分析ETIKING的加密货币活动,目的是为了搞清楚这款工具是否能对相似的执法机构调查有所帮助,而结果其实没有令人感到失望。

Reacotr挖掘出了大量信息,这些潜在的线索很可能会为执法人员提供帮助,让他们更快速地识别ETIKING,而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获取杰瑞米·阿奇的比特币地址。ETIKING的客户向他支付购买芬太尼所使用的比特币地址:16ozAi11YWScC88FL5tDiUbhCLLt1FHeSu

我们可以把上述地址输入到Chainalysis Reactor里,就可以看到与该地址关联的交易对手信息,此时我们就可以追溯这笔资金交易此前所使用过服务(比如是否在加密货币交易所上处理过交易),同时也能再向上追溯其他犯罪份子的信息。
 
1570516651118883.jpg


上图展示了带有ETIKING地址的交易活动的一般细分,其中「接收曝光」(Receiving Exposure)显示资金从何处流入,而「发送曝光」(Sending Exposure)则显示了资金从何处流出。
 
1570516651327920.jpg


如果我们仔细查看左侧「接收曝光」的信息,会发现不同类型的交易对手将加密货币发送给了ETIKING,杰瑞米·阿奇显然通过暗网接收了大量比特币,这与执法机构此前收集的情报相吻合。而在右侧「发送曝光」中,我们看到杰瑞米阿奇其实将大量比特币发送到了交易所、以及其他服务(比如P2P交易所、商户服务,等等)。

据推测,这些可能是ETIKING希望将那些从暗网获得的比特币转换为法定货币所做的一系列交易。

在“发送曝光或接收曝光”中,分析人员可以单击显示的任何类别,就能轻松拉出与ETIKING进行交易的服务列表。举个例子,如果我们继续深入分析ETIKING「接收曝光」中暗网这一类别,那么会发现他们获得资金最多的两个暗网平台分别是AlphaBay和Dream Market。接下来,我们可以在Reactor图表中添加这两个暗网平台来进行详细分析,如下所示:
 
1570516651670014.jpg


另外,我们还可以详细分析ETIKING的「发送曝光」信息,结果会发现杰瑞米·阿奇把从暗网获得的比特币发送到了四个不同的交易所。
 
1570516651965451.jpg


执法机构可能希望更深入地挖掘ETIKING在这些交易所里使用了哪些接收地址,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会在稍后进一步探讨该使用哪些处理方法。在此,先让我们继续看看使用Reactor还可以发现哪些其他线索。

如果我们更加仔细地观察ETIKING「发送曝光」中的一笔不太寻常的交易,就会找到更多有价值的「花絮」。在2015年至2016年期间,我们看到杰瑞米·阿奇向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的药物效能测试实验室Energy Control International发送了0.71比特币。

1570516652162103.jpg


这些交易表明ETIKING居然寻求合法的药物实验室来帮助测试药物质量,这在执法机构眼里绝对是另一个值得跟进的、极具价值的线索。

最后,通过回溯ETIKING的存款,我们可以识别出ETIKING使用的比特币地址集群,分别包括其最喜欢的三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中使用的相同地址(绿色箭头)、来自相同暗网平台接收资金的地址(蓝色箭头)——这些地址集群很可能同样被ETIKING控制了。

1570516652471046.jpg


综上所述,我们已经拥有了一副非常详尽的图表,让我们可以深入了解ETIKING的运营情况、以及其中连的概念。

1570516652812343.jpg


那么,执法机构可以使用这些信息做些什么呢?正如我们在上文中所提到的那样,执法机构可以调查ETIKING将比特币存入到了哪些交易所——这是他们真正的「金矿」。

执法机构可以传唤这些交易所并获取更多与ETIKING相关的账户信息,然后他们就能知道ETIKING其实就是杰瑞米·阿奇并将其逮捕,并在Reactor披露的交易模式支持下开始审理案件。


区块链分析推动了毒品调查的发展


阿片类药物一直在夺去人们的生命,但暗网市场却为毒品交易者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看似匿名的销售渠道。但是,正如ETIKING案件所揭示的那样,当执法人员拥有、并使用正确的调查工具,匿名性并不会阻碍他们调查那些使用加密货币交易的犯罪分子。像Chainalysis这样的工具可以让执法机构深入了解非法获得,不仅仅定位比特币地址,还能监控交易、识别犯罪、并让案件更容易被陪审团理解。